57-0106 耶和华–以勒

1

今晚能来到这里确实是一种荣幸。我唯一遗憾的是,这是我们小型聚会的闭幕之夜。它是我生命中最高的点之一,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站在这里,因为这是不对的。我可以只说主祝福你,然后就继续走了。但我是认真的,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次小聚会,在我因着神的恩典,有幸服侍过的多次(五六次)海外和世界更大范围的事奉中。这是我所遇到的最美好的小型聚会之一。朋友,我告诉你,你可以走遍全世界,但你不会到处都遇见南方人。是的。没错。他们非常好,而且总是很善良。

我要向他们,向这位传道人,利特菲尔德弟兄,还有霍尔弟兄,以及其他的传道人弟兄,不管他们是谁,我都要向他们表示非常衷心的感谢,并向他们说一声“神祝福。” 而对于在座的其他牧师,你们这些弟兄们,你们在聚会中的合作,我当然把我的祝福送给你们。愿你们的事工增加,愿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对宣教的弟兄,就是在这之后要到岛上去的,弟兄,神与你同在,与你同去,是我的祷告。
2

呐,对你们所有促成这一切的人,我们感谢你们每一个人;我全心感谢你们。然后我想跟一位非常优秀的人,这个学校的校长,一个真正的绅士,如果说我遇到过真正的绅士的话,我想跟他握个手,说一声 “谢谢”,我为这样的人感谢神。我感谢董事会,这所学校的董事会,他们给了我们使用这里的特权,在这所学校里服侍。我祈求每一个来到这所学校的学生都能得到救赎,和董事会一起被神的灵充满。并愿他们每一个人在漫长的人生旅途结束时,都能在天堂有一个伟大的家。

我要感谢市长的友善,感谢警察部队的合作。我在这个地方看到了他们的身影。我和其中一个年轻人握过手,他确实很绅士。我感谢每一个人。
感谢你们所有的善意,还有给我提供房间的酒店,切诺基酒店。这间全国各地的汽车旅馆,他们已经腾出了尽可能多的房间—免费—给可以免费的人。这是一个可爱的居住地。肯定是的。如果天气不好的话,与这样的人相处使我可以忍受任何一种天气。没错。我不只是说说而已。我是发自内心的。一个地方的人们怎样,这地方就怎样。他们使这地方成为宜居之地。我从心里感谢你们每一个人。
3

我的儿子还有牧师告诉我,在进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为我收了爱心奉献。哦,那是没有必要的。坦白讲,当我们下来的时候,我就请求了牧师,不要这样做;如果他这样做了,就把它交给他自己的事工,或者交给在这个城市的一些基金。我没有……要拿钱,我就很难受。我一直在远离这些。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自己收过奉献。

记得我在浸信会教会担任牧师的时候,十二年没有拿过一分钱。有一次我到了一个地步……我是个穷人。如果我收了别人要送给我的钱,不是教会收的奉献,只是给我个人的,我就已经成为百万富翁了。但我拒绝它了。我宁可要朋友,也不要钱。我爱我的朋友们。我为他们感谢神。
4

呐,我相信主会祝福你们。呐,这位传道人不会认同…… 利特菲尔德弟兄不同意这一点。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的费用低于我们的预算。我们很感激那个,但它必须给到你。” 那么我就奉主的名接受了。具体是什么,我还不知道。我一旦知道了,就会告诉你们。当他清点奉献之后,我们会让牧师知道。我向你们保证,我会尽我所知的,将每一分钱都用在正确的事情上,因为我知道它是你们的一部分生活费。

呐,我有三个孩子,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办公室要运营,从那里我每个月要向世界各地发送成千上万的信件。我每天的开销接近一百美元,不管我是否在聚会中。而现在,我说我要试试……我没有收音机、电视节目,也没有需要花很多钱的东西。我让它保持在真正小的规模上,这样我就可以造访小型教会;有更大事工的弟兄们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无法负担它。
5

下一次聚会之后,我就去……我现在要去…… 我去北印第安纳州的西本德……或印第安纳州南本德,从那里我会去密歇根州的斯特吉斯,在一个会堂里聚两个晚上的会,大约能容纳三十人。这是准确的。三十人。之后我的下一次是在俄亥俄州利马市与浸信会的人聚会,在一个能容纳数千人的礼堂里。在那之后,我会去麦迪逊广场花园,在凤凰城。然后从那里,我会去加州的传道人协会,在奥克兰大礼堂。我不知道那有几千个座位。但是你瞧,如果你没有大的渠道,没有大的节目,你就不需要太多。如果神要你去一个大的地方,他就会提供钱。所以我喜欢的生活方式就是这样,只是凭着信心。

6

我感谢你们,愿神丰富地祝福你们。今晚真的是很好……我本不应该讲道,因为天已晚了,但你们是如此美好的会众,任何传道人……。不需要很高水平的传道人,或者即便我不会讲道,但是遇到像你们这样的会众,总是在祷告,用你们的祷告来托住道,任何人在这样的地方讲道都很容易。我真的相信,比利-保罗也可以在这里讲道。你在哪里,儿子?哈哈哈。他这么害羞,在和我说话的时候都几乎低着头。但我相信他能做到。这很容易,因为它是圣灵。

霍尔弟兄,我当然感谢你和你的善意,我祈求神祝福你。这位霍尔弟兄,就是这里的传道人,我相信,他是一位很好的弟兄。我越是多见他越喜欢他。还有利特菲尔德弟兄,还有其他的传道人,愿神与你们同在。
7

呐,让我们低头和本书的作者谈谈。有一句话,我常说:“我可能不太了解这本书,但我很高兴我认识作者。” 我们的天父,我们把赞美和荣耀归给你,为你所做的和让我们看到的一切。我们为我们所听到的一切感谢你,因为信心是由听道来的。当我看到那个地下室和里面的人,每个人—妈妈们都抱着自己的孩子,还有老人—在这个雨夜里围坐在一起,只等着一个传道人把手按在他们身上,我的心感到很温暖。神啊,这让我心动。我知道你的心也是如此,因为我的心是石质的,而你的心是爱和神的。

今晚在这里的讲台上,躺着一两块手帕,它们将被送去给病人和受苦的人。父啊,我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但是你知道。我祈求你祝福这个。圣经里教导我们,有一天,当以色列人凭着信心走在路上,往应许之地去的时候,因为是神的应许,他要带他们去那地。他们也不知道要怎么去;他们就往前行了。当敌人过来,把他们困住。他们站在那里:一边是山,一边是海—死海—在他们前面,法老的军队在他们后面。大自然为他们颤抖。看起来确实是一场屠杀,但他们是走在神所提供的道路上。
一位作家说,突然间,神透过那火柱往下看。嗯?他的路经过那红海。大海害怕了,就向后翻卷,以色列人就在干地上走过去了。你还是耶和华神。
8

当这些手帕送到病人手里的时候,我祈求神不要透过火柱,而是透过他儿子的血来看。愿仇敌—病痛、疾病、苦难—害怕这记号,因为它是奉基督的名送来的。愿他移走,愿病人们跨越到健康的应许之地去。神的应许是凡事兴盛,身体健壮……。

神啊,我祈求你应允。主啊,现在向我们打开你的道,在这迫切、艰难的时刻,赐下大信心。奉耶稣的名,我祷告。阿们。
9

呐,对牧师们,通过做这个声明……,我想让你们知道,我刚才说的:“我没有什么可卖的,没有电台节目,什么都没有。” 不是要得到你们的地址,因为我很难获得足够的帮助来回信。但是,如果你希望得到一块祷告布……通常它们都会堆起来的。

最近刚在墨西哥,我在那里聚了一次会。有多少人听说过墨西哥的聚会,那天下午两点死了一个小婴儿,当晚九点左右复活了?嗯,墨西哥的报纸什么的到处都刊登了,那天晚上,有人……有一堆那么高的旧外套和帽子。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他们把它们放在那里,让我祷告。神恢复了一个盲人的视力,它只是……。在那里的三个晚上,有两万个人同时归向基督。我说:“不要福音派,不要天主教徒,只要召那些从来没有来过的人,让他们来吧。” 他们估计一次祭坛呼召就有两万人。呐,主耶稣是爱世人的。
10

呐,如果你想要一块我祷告过的祷告布,就写信给我,地址是杰弗逊维尔,325号信箱,或者就写威廉-伯兰罕。呐,会有一封表格信随信寄来。呐,没错。那是一封由秘书打印的信。但是祷告布,是我已经祷告过了的。

如果我相信某个传道人弟兄和他的事工,而我的孩子生病了,我对那人有信心,我希望他能亲自为那块祷告布祷告。没错。我希望他来做。没错。你想让别人怎样待你,你就怎样待人。所以我为祷告布祷告。他们会被送到你那里去,不收任何费用。不收任何相关费用,只要写信来,你就可以免费拥有一块。
11

呐,在可称颂的古老圣经也就是我知道的这本永恒教科书里,我希望只读一部分经文。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量在九点一刻结束,这样我们就可以开始祷告队列,然后尽可能的延长时间……在散场前。

在我们开始讲道之前,我会说:神祝福你们。如果他愿意这样做,那就是所有你们所需要的。对不起。我想再请求你们一件事。我想我马上要去海外了。杜普利斯先生他们今天打电话来准备海外聚会。如果我去了,你们听说我在海外,你们会为我祷告吗?谢谢你们。我会记得有一群南方的圣徒为我祷告的。我在那里很需要它,因为每一个巫医和其他的一切都站在那里挑战你,但是我们的神每次都是得胜了出来,践踏魔鬼。
12

呐,我想要读创世记第22章第7、8、14节,然后就直接去讲解这经文,之后我们就直接回来,运行祷告队列。这是为了你们的信心。呐,信心是通过听神的道来的。没错。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知道如何建立信心。呐,信心不是建立在人造的神学沙子上,而是建立在神的道的永恒磐石上。神这样说,那就解决了。而以撒……让我们看看。我相信我放错地方了。是的。

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我父。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
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一只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看见。
13

现在,愿主添加他的祝福。我的题目是耶和华-以勒。神出现在七个复合救赎的名字中。传道人都知道。他的第一个救赎名称是耶和华-以勒:“主将预备一个祭物。” 他的第二个救赎之名是耶和华-拉法:“医治你的主。” 他有…… 主、盾牌、小盾牌、主……神在七个不同的复合救赎名字中,向人类显现。而所有这些救赎的名字,都是通过那一个永恒的名字带到基督耶稣里面,所有的天地都是以那一个名字命名的。

呐,就我们的主题而言,我们讲的是应许之子以撒,和万国之父亚伯拉罕。通过以撒,从伊甸园中宣告或者说预言了蒙福的种子……。通过他产生了主耶稣基督。呐,我知道,你们中的许多人今天下午很早的时候就来占位子,已经在这里等待了(我被告知)。如果我不用同样的庄重把神的道带到你们面前,那就不对了。
呐,在开始的时候,当神遇见亚伯拉罕……呐,亚伯拉罕是谁?呐,我想……。我选择了这个小小的讲论,它能把恐惧带走。今晚只有一件事能阻止在座的每一个人被拯救,被圣灵充满,从每一个苦难和每一个疾病中解脱出来。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你害怕。这是唯一的一件事。因为每一粒种子只要放在好土上,就会真正产生它所应许的东西。
14

你们田纳西州这里的人以苹果而闻名,精美的苹果园和桃园,还有乔治亚州周围,以及不同的地方,你们在南方这里有精美水果。我想问你一件事:你知道当你把那棵小桃树种下去的时候,它只有大约一英寸半高,当它长到了那么高的时候,你会从它上面摘下来每一蒲式耳的桃子,你的孩子会从它上面摘下来桃子,你的孙子孙女也会从它身上摘下来桃子,你种的时候知道每一蒲式耳的桃子都在它身上吗,当它只是这样的一个小东西的时候?如果没有,那它从哪里来的?桃子从哪里来的?谁把它们放在树上的?它们是怎么来的?

你只要把小苗子种下去,然后你给它浇水,它就会喝土里的水。它要喝的比它的份还多。它喝啊喝啊,直到它喝不下去了,它就长出更多的根茎来。然后它又喝了一些,把叶子推了出来。然后它又喝了一些,又把花推了出来。然后它再喝一些,就会推出桃子。然后它再喝一些,它又推出更多的桃子。它不停地喝,不停地推出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15

那么你看,这就是基督教的方式。当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或者一个孩子,由神的灵所生,那么当你接受圣灵的时候,你在这个世界上和未来的世界上所需要的一切,都已经给到你了。你就被种植在基督里了。而依我对基督的估量,他是取之不尽的生命之泉。你只是被栽在了他的里面,喝,喝,推出来,喝,推出来,喝,推出来。因为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他里面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渴了,去喝。就会产生恰好的种子。如果这是一个应许,神就应允了会去做。神对它有义务,他会去做的。

16

推出来,挤出浆汁……。有东西进来,就像我们今天早上在会堂里讲的:手表中间的那个主弹簧,使每一个运行都在恰好的时间发出滴答的单击。而当圣灵进来的时候,就有东西在运行。你无法理解它是什么。它是一个超自然的存在在你里面,运行着,控制着你的情绪,让你在实际上感觉要奔跑的时候来尖叫。但当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你已经在喊叫了。你会自动地赞美神。有一些事情发生了。就是那个主弹簧,神恩典的弹簧在你的心中间,控制着你,让你远离邪恶,接受生命,远离怀疑,拥有信心。那主弹簧会让你抛开推理,接受神的道。它是一种的运行,滴答滴答,一圈一圈,使你的整个情绪被神正确地控制。这是多么奇妙的事情啊!

圣灵在你里面孕育,就像他有一次对一个空虚的地球所做的,果子就从荒凉的地里出来。当圣灵把钙、钾肥、水分、所有质地的材料都赶在一起,使花、果、兽、动物、人,在圣灵与神的交通中孕育出来了,这些事就应验了。那么,它还更会在一个重生的人身上做什么呢?为了他的健康或任何他有需要的东西,神都有永恒的应许。确定的,这一定会使你激动起来的。
17

当我在印第安纳州当了7年的野生动物管理员时,我经常会在打猎的时候来到某个泉边。我看着那老泉眼,我说:“山泉啊,你是我见过的最快乐的泉水。你真的是一直在冒泡。” 哦,那是好水。它一直保持着新鲜。因为它是从很深的地下冒出来的。它让所有污浊的部分都被带走了。这是件好事。只要保持冒泡。所以有一天我坐下来和这个泉水说话,我说:“泉水先生,你为什么这么高兴?”

如果他能回答我的话,他就会说:“伯兰罕弟兄,我总是很快乐。”
“嗯, ” 我说:“是什么让你冒泡呢? 也许是因为鹿过一阵子就来喝你的水。”
他说:“不是。”
我说:“也许是因为熊喝你的水。”
“不是。”
“嗯,也许让你冒泡的原因是因为你知道每年我来到这里,并从你这里喝水。”
“不是。”
我说:“那么,是什么让你冒泡的?”
他会说:“伯兰罕弟兄,不是我冒泡。而是有东西在后面推着我,让我冒泡的。”
18

所以一个人就是这样。当他把神接进心里的时候,就会有一些东西推着他,推出来。它让你相信。你今晚为什么来这里?因为好奇心吗?我不相信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会在这样的夜晚为了好奇心而出来。你是来炫耀衣服的吗?不,先生。我不相信一个人会这样做,在这样的夜晚出来,在这样的会堂里坐上八个小时,拥挤不堪,挤在到处都是溢出来的人群中。你不会因为好奇心,也不会为了展示衣服而这样做。而是因为你里面的那种东西在引导你去做。就是这样的。

如果我从来没有读过圣经,今晚我还是会相信,为你们这些人会有神的医治。大卫说:“你的瀑布发声,深处就向深处呼唤……”。换句话说,当深处在呼唤……。呐,听着,当深处在呼唤的时候,必须有一个深处来回应那个深处。就是这意思,在鱼背上没有鱼鳍之前,必须先有一片水让他游进去,否则他就不会有鱼鳍了。在地里长出一棵树之前,必须先有一个地土,否则就不会有树长在地里。
19

前段时间,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个小男孩在学校把铅笔上的橡皮吃了。他的妈妈不知道怎么解决它。直到她发现有一天,他坐在门廊上吃自行车上的踏板。那是橡胶的。她带他去诊所检查了一下,医生在做了彻底的检查后说:“这个小男孩缺乏硫磺。” 他的身体里缺少硫磺。因此,他们不得不给他打针补充那个。

那么你看,如果这里有东西在呼唤硫磺,首先要有硫磺在外面回应呼唤,然后才能有东西在这里呼唤硫磺。换句话说,这是一个……完全荣耀的……。我希望我没有让你感到混乱。
你看。在有一个创造之前,必须有一个创造者来创造这个创造。而只要你今晚在这里被神医治,得到神的医治,某处就必须有一个开放的泉源,否则你永远不会有这个愿望。一定有什么东西。如果有什么东西在呼唤神的医治,就一定有一个神来回应它。没错。
这些印第安人,当我们在这里遇到他们时,他们仆倒,拜太阳。在非洲,他们崇拜偶像。那是什么?有什么东西。他们是人,也有对神的呼唤。呐,最主要的是让印第安人知道谁是神,让霍屯督人知道谁是神,让你知道什么是医治。这才是最主要的事情。进入正确的渠道,然后你就可以做到这一点。而神已经把它免费地赐给你们每一个人。这是你神的神圣应许。
20

呐,神呼召亚伯拉罕,不是因为他是亚伯拉罕;神呼召亚伯拉罕是因着拣选。亚伯拉罕不是好人,并不比任何人好。他可能是从巴别塔下的偶像崇拜者中走出来的,在那里他们崇拜地下的根,他们有一个女人,她有各种奇怪的艺术,如果你读过历史的话。第一个有组织的教会就是从巴比伦开始的,由宁录组织的:所有的城市,他们向那个地方进贡等等。

呐,亚伯拉罕的父亲把他从巴比伦带下来,他们住在迦勒底的吾尔城。亚伯拉罕只是一个普通人,就像你我一样,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神……。哦,我希望你能明白它!神,通过预知呼召并拣选了亚伯拉罕。他知道他的心。他在创世之前就知道他。而亚伯拉罕只是合呼了神的程序。亚伯拉罕的妻子名叫撒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
21

呐,有一天亚伯拉罕走在田野里(或无论在哪里),神就呼召了亚伯拉罕。他当时七十五岁,撒莱比他小十岁,所以她六十五岁。

呐,谁都知道,六十五岁的女人至少已经过了更年期十五年了。他娶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小姑娘。现在,他们已经以夫妻的身份生活在一起了,亚伯拉罕七十五岁了,神呼召他,无条件地把他的约给他。
22

人总是会违背与神的约。当神在伊甸园与亚当立约时,他就毁约了。每一次,人都会毁约。给他律法,他就违背了。但神决心要拯救人,所以他无条件地与亚伯拉罕立约。不是:“如果你愿意,” 他说:“我已经。” 我喜欢这句话。不是:“如果你愿意做这个,如果你愿意做那个……”。我知道这有一点加尔文主义的摇摆,只要加尔文留在圣经里,我就是一个加尔文主义者。但是当他离开永恒的保障走入黑暗势力的那一边时,从那时起我就是一个阿民念人了。我是任何教会的一员,只要这教会还在圣经里。当你离开圣经出去的时候,我就会离开。但是它们两个都得到了一幅画面,它们都得到了经文,他们都误入了歧途把自己吊起来了(没错。)—圣洁派和加尔文派。

23

但神呼召亚伯拉罕,不是因为他是个好人;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如果 ”的成分在里面。他说:“我已经救了你,除此之外我也救了你的后裔。我给了你这块地,你老了要来归向我。” 弟兄,这就解决了。神是这样说的。亚伯拉罕什么都不用做,只需守在约中就可以了。就这样,就在那里呆着。如果神救了你,你唯一要做的就是住在他的恩典里。就这样。呆在那里。不用担心河水是否会涨,也不用担心马车是否会摇晃,只要留在恩典里。留在基督里。

呐,他无条件地给了他。我要你注意,他说:“我要藉着你,使你成为万国之父,” 他没有孩子,也许他不育,他的妻子也不育。呐注意,年复一年,他们作为一对年轻的夫妻生活在一起,没有孩子,到现在他七十五岁,她六十五岁了,他说:“亚伯拉罕,你要从撒莱得一个孩子。”
我可以看到亚伯拉罕下去说:“撒莱,去买一大堆扣子,把别针准备好,我们要生孩子了。” 嗯,你能想象一个七十五岁的男人,下到城里说:“嘿,医生,我想现在就做个安排。我妻子只有65岁,而我75岁,我们要生个孩子了。”
嗯,医生会说:“这老家伙头脑错乱了。”
24

圣经说,但亚伯拉罕信神,称那无有的,如同有了一般。他不顾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撒拉的子宫也已死去,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他对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而动摇,反倒信心坚固,将荣耀归给神,且满心相信神所应许的必能做成。阿们。

呐,你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我能像亚伯拉罕一样就好了。” 等一下。好的。“如果我可以像亚伯拉罕那样无条件地得到了神圣之约,哦,那会会把我所有的惧怕拿掉。” 等一下。神从来没有只是把应许无条件地赐给亚伯拉罕,而是以同样的方式赐给亚伯拉罕的后裔:无条件的。“我已经救了你和你的后裔。”
可是,你说:“我是外邦人,伯兰罕弟兄。”
等一下! “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就是取了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肯定是做了很多事才得救的。” 不,你从来没有。“我寻求神。” 不,你从来没有。是神在寻找你。
“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人能到我这里来。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给他永生。” 这让魔鬼变得真正的 “坐立不安”……正如我们在南方所说的那样。神的应许,赐给他的子民。
25

我总是说:“你不知道你是谁。” 坐在你身边的那个男人是神的儿子。坐在你身边的那个女人是主的女儿。而我们是神的儿女,现在在基督耶稣里一起坐在属天的位置上,他与我们同工,用跟着的神迹证实了这话。不是说我们只能等到千禧年;我们在千禧年不需要医治。现在就是我们需要医治的时候。现在就是神耶和华-以勒,提供我们所需要的任何东西的时候,因为我们是通过耶稣基督的受死、埋葬和复活成为了亚伯拉罕立约的后裔。阿们。这将使浸信会的人喊叫起来的。是的,没错。

想到这一点。天啊,我一想到这个,真的觉得很敬虔:因着神的恩典得救,不是我自己愿意的,而是他的意愿;不是我自己的渴望,是他改变了我的愿望。我的头脑曾经远离神,被改变了,被带到神面前。我不能使自己做到这一点,就像豹子把自己的斑点舔掉一样。不,先生。是神让我这么做的。今晚是神把你带到这里来的。是神拯救了你。而神正竭尽所能向你展示他的美好。哦,我希望你能看到它。
26

呐,我可以听到他下去做准备,说:“来吧,撒莱, 我们要有一个孩子了。” 你知道吗? 第一个月他说: “你感觉怎么样,撒莱?”

“没有什么不同。”
“哦,” 他说:“哈利路亚,无论如何都会有的。” 第二个月:“你感觉如何,撒莱?”
“没有什么不同。”
“赞美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有它的。” 第一年过去了:“怎么样,撒莱?”
“没有什么不同。”
“赞美神!无论如何都会有的。” 十年过去了。“你觉得怎么样,撒莱?”
“没有什么不同。”
“赞美神!我们无论如何都会拥有它的。”
“为什么?”
“神这么说的。这就解决了。”
27

圣经上说,他一直在变强。呐,我们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主啊,你今晚会医治我吗?我接受你为我的医治者。” 嗯,你知道早上起来了,“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同。也许我从来没有得到过医治。” 你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的一个可怜的例子。没错。亚伯拉罕称那没有的如同有了一般,因为他相信神的话。而一个真正的亚伯拉罕的子孙也会做同样的事情,因为那是同一个圣灵。没错。

不管它看起来像什么,如果它与神的话语相违背,就称它是谎言。你转去看那症状。“嗯,我的手没有好转。我把他当作我的医治者,但我的手没有好转。” 只要你专看那个,它就不会好转。别看那个;看这个!这是你该看的东西。你看那个,你就把你的心从这里弄出来了。称这个好像有的,取这个为有的。只要是神说的!阿们!当神说出它的时候,这就永远地解决了它。神这样说了。持守住它。
28

呐,称那没有的如同有了一般,他只信神。他说神能持守他的应许,所以他就与它呆在一起。神说:“呐,亚伯拉罕,既然你成为我的仆人,我希望你与你的同胞,与你的亲族,与那一切不信的人分开。” 你知道,有时候当我们接受祷告的时候,这是一件好事。生活在一个不信的环境中,肯定会给你带来很多伤害。神呼召出分别出来的人。

你知道吗?基督教会在选择牧师的时候,必须是一个打着大领结的小家伙,真正的卷发,闻起来就像一只臭鼬差不多,还喷着香水,因为你觉得他长得好看,可以站在讲台上说:“阿-阿-们,” 那么漂亮,你就称他为你的牧师。它带来的问题是,今天的基督教会,我们有着太多模仿好莱坞的传道!一点儿没错!我喜欢老式的、落后的、天蓝色的、除灭罪的信仰,它能洁净、成圣、净化、使人圣洁!没错。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他们曾经嘲笑老式的、传讲地狱之硫磺火湖的传道人。神啊,再给我们送来一些,把这种好莱坞的传讲方式从我们这里拿走。呐,这不是脱脂牛奶,但它会对你有益处。
29

当我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我们是在很穷的条件下长大的,我的妈妈,她经常把肉皮放在小面包锅里煮,然后弄出一些油脂涂在玉米饼上,给我们做一些玉米饼出来。我们一天吃三次,小玉米饼,一些黑眼豆,那大概就是我们生活的全部,高粱糖浆。你们南方人知道那是什么。

所以,我记得每个星期六晚上,我们都会在大雪松浴缸里洗澡。第一个人洗了个好澡。下一个只是加了点水。然后,每一个人都得喝一口一大剂量的蓖麻油。吃这样的食物,你不得不这样做。我受够了那些东西。总是由我开始,我会捂着鼻子说:“妈妈,它让我很恶心。”
她说:“如果它不使你恶心,它就不会对你有任何好处。”
这就是传扬福音的方式:如果它不狠狠地恶心你一把,它就不会对你有任何益处。没错。福音,我们重新需要老式的、非现代的信仰了:彼得-卡特赖特和使徒保罗式的复兴。圣经的圣灵再次被传入教会(没错。),从讲台上的到地下室的清洁工都要洗净。你知道这是事实。
30

所以要注意,亚伯拉罕取了神的话,把那些和神的话相反的事情称为如同没有。有人说:“呐你看,亚伯拉罕,你已经一百岁了,而撒莱已经九十岁了。你知道她的子宫已经死了。你知道你的力量已经消失了。”

他说:“不要跟我说话。神说我要有它了,这就解决了。” 阿们。我喜欢这样。这就把魔鬼放回到了属于他的地狱。让神走在前面继续前行。亚伯拉罕的种子,在基督里是死的……。
(我的时间已经到了,那个东西……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可能是我的问题。)
31

但你知道,亚伯拉罕的种子相信神。他们身上有一些东西。一个人说他不相信超自然,他不相信圣灵,不相信神的医治,他怎么能相信,除非里面有东西可以靠着相信的?当他重生的时候,他就会相信它,因为他是神的儿子:创造万物的造物主,用自己的道创造世界。你今晚坐在之上的泥土,本来并不存在于世上,是神的话语彰显出来的。

神说:“要有。” 它就有了。他相信他自己的道。每一个物质的东西都来自于超自然。神用说出的话造出了世界。如果他不这样做,他从哪里得到材料来创造它?他创造了它,因为这是他的话语。他说出来,说:“要有。” 然后它就有了。当神说任何话的时候,如果你愿意接受它,持守住它……。
时代学者告诉我们,世界有几百万年的历史。它的年龄没有任何区别;他可以在两分钟或两百万年内说出来。这符合他的程序;但他创造了它。哦,我喜欢那个。我就是喜欢把这句话推到撒但的脖子上,让他看到这是神的话语。神这么说的。这就解决了!
32

亚伯拉罕说…… 神说:“亚伯拉罕,你要分别出来。” 我说过,神呼召的是分别的人,我们呼召的是混杂的人。

不久前我在的某一个教会,他们在投票选举他们的牧师。他们说:“呐,我们不能要他,因为他是个老顽固。我们希望有人能和我们一起去游泳,女孩们和男孩们一起喝点儿交际酒,让我们在地下室跳舞。” 哼!你就……。我不知道该跟你们说什么。你们肯定是在一个很差的境地。
你瞧,有的时候你的选择不是神的选择。有一次,神要选择一个王来代替背道的扫罗的位置。于是他对先知说:“你到耶西的儿子那里去。我选了一个人。”
耶西说:“哦,那太好了。” 他走了出去,带来了他的大高个儿子,七英尺高,一个小个子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壶膏油。他说:“呐,这个人头上戴那顶王冠,会很好看。想想看那些长袍穿他身上会是什么样子。他走路的时候是不是像个国王?”
“就是他。带他上来。” 先知说:“我们就用油膏他。”
但当他去的时候,神说:“我已经拒绝了他。”
他又带了下一个人过来,是个强壮的大块头。神说:“我已经拒绝了他。”
“嗯,他们是我最高大的儿子们了。嗯,他们是唯一头上戴着王冠看起来对的人。他们是唯一挺直可以像国王一样走路的人”
神说:“我已经拒绝了他们。”
好吧,他带来了六个人。可能说了:“你没有别的儿子了吗?”
“哦,是的,我有一个小顽童在后面放羊,但我敢肯定他当国王不好看。”
说:“去把他带上来,让我看看他。”
当小老大卫穿着一件小羊皮大衣,手里拿着一个小弹弓,走了过来,这样一蹦一跳地,溜肩膀,也许是一个看起来有点瘦弱的男孩,圣灵说:“那是我选的人!” 他知道他的内心是什么。人看的是外表;神看的是内心。
33

因此,不管外面的世界怎么说,亚伯拉罕把那些没有的称为是有的一般,因为神这样说了,他就把自己分开了。他从来没有得到过祝福。神从来没有造访过他,直到他把自己分开,甚至和罗得分开。罗得上来,开始争论,为地上的草场大吵大闹。亚伯拉罕说:“你或看向东还是看向西,看向北还是看向南,你走一条路,我走另一条路。” (这是基督徒的灵。) “如果非要这样,我就走最糟的一边。你继续吧。我们是弟兄。我们不要争论。你要属什么派,我就去另一个。所以,我们放下吧。我们还是弟兄。” 我今晚感觉非常好,不知为何。好的。看着吧。

因此,罗得选择了容易的路,亚伯拉罕走了艰难的路。“我要走主受藐视的少数人的路。” 诗人是这么说的。这也是我们想说的。
34

呐,如果你愿意的话,仔细听一下,就一会儿。注意,然后他们走的时候,他和罗得分开之后,神就向亚伯拉罕显现。如果你想让他向你显现,就把自己和你那些不信的伙伴们分开。远离那些缝纫班的聚会,他们在里面讲肮脏的笑话等等。远离那件事。与那些和你一样相信的人交往,他们爱你,爱主。没错。分别你自己。

然后当他把自己分开的时候,神说:“亚伯拉罕,你看东边,看西边,看北边,看南边。这些都是你的。我把它赐给你。” 说:“走过这片土地。看看你喜欢它什么。”
很好。我喜欢那个。当我把自己从各种不同的“主义”和其他的 “奇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中分离出来时,圣灵说:“你知道吗?书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你的。只要翻开它,看看你得到了什么。” 阿们。
35

你知道,它就像一个巨型大商场。我们受洗归入这个大商场。如果这一切都属于我,我会到处去把这个抽屉拉出来,看看里面有什么。属于我,都是我的。我上去……看这个,看这个走廊里边,回到这里,测试这些长凳子上的东西。我喜欢四处看看,看看我有什么。【磁带空白】 ……过一阵子就看一下。如果有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高,我就拿个梯子上去,检查一下,看看是什么东西,查看每一个缝隙和角落;它是属于我的。

当你成为基督徒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的。书中的每一个应许都是你的!每一页都翻一翻吧;看看神为你准备的好东西吧! 不要呆在小冷塔里等待;要得到整个的美食禧年。神在这里为你准备了。阿们。持守住它。神这么说的。那就解决了!
36

亚伯拉罕看过去这片土地。这一切都属于他。之后他到了一百岁了。天啊,看起来好像所有的指望都灭绝了,不过对亚伯拉罕来说不是。我没听到他们中的一些人说:“嗯哼,看看这个老家伙。” 亚伯拉罕不会听这些。反正他相信神。

神呼召他出来,他说:“亚伯拉罕,我是以勒沙代。我是全能者。” 呐,这个词El Shaddai(以勒沙代)来自于“乳养”这个词,意思是像 “女人,乳房。”“我是以勒沙代,”乳养的神,有两个乳房的神,像女人一样。女人用乳房做什么?生了病的婴儿就用乳房来哺乳。当这样做的时候,这个小家伙可能很虚弱;他可能生病了;但是他靠在母亲的乳房上,她的生命通过乳房哺育给孩子,通过母亲的乳房哺育生命给他自己,给他自己力量。
37

注意,神对亚伯拉罕就是这样的:说:“亚伯拉罕,你是个老人了。你已经一百岁了,但我是乳养的那一位。你只要抱紧。就躺在那里。呆在它那里。我是你的造物主。我是乳养的神。” 不是乳房,而是乳养:救赎和医治两者都有。阿们。

“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所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他仍然是以勒沙代,乳养的神,他赦免了你所有的罪孽,他医治了你一切的疾病。而这两个乳房是新约和旧约。一边一个。紧紧抓住神永恒的应许,从神的话语中看护你身体或灵性的健康。
乳养的神……不仅如此,这个词还有 “满足者 ”的意思。小婴儿在哺乳的时候,他不仅变得强壮了;而且在哺乳的时候,他得到了满足。他停止了焦躁。他停止了不安,吵闹。他只是靠着妈妈的怀抱躺着,他只是转着眼睛说:“我在不断地长大,不断地变好。” 不再哭了……。
38

当你一旦得到神的应许,你就是这样的。你开始从那个应许中养育着你的力量。“每天,我都在变得越来越好。赞美主。” 但你若不是亚伯拉罕的种子,哦,你就转去看你的症状。“哦,看这里,我没有好转。”

你知道,要说一个人有具说服力的症状表现,那就是约拿了。如果一个人有权利说他有症状,那就是约拿了。你知道,他是背道者,他的手被绑在身后,他的脚被绑了,在暴风雨的海面上被扔了出去,一条鲸鱼吞下了他,去了海底。呐,凡是进食过的鱼,都会回去把鱼鳍停在海底休息……或者,在……喂一下你的金鱼,观看它们直接下到底部去休息它们的【磁带不清楚】。
39

呐,当船要沉的时候,这条大鱼,在暴风雨的海面上吞了这个传道人,就直接下去了,躺在很多英寻深海底,休息它的鱼鳍。约拿因为背道,结果被反绑着手脚,到了鲸鱼的肚子里,满身都是呕吐物,海底的海草缠着他的脖子。弟兄,在这里没有人这么惨。

可是约拿说了什么呢?他看哪里都是症状。他看这边,是鲸鱼的肚子。鲸鱼的肚子在这边。鲸鱼的肚子在那边。他看哪里都是鲸鱼的肚子。但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它们是骗人的虚谎,我拒绝看它们!” 他说:“主啊,我仍要仰望你的圣殿。”
因为他知道,当所罗门献出那座圣殿时,他说:“主啊,如果你的子民在任何地方遇到困难,并向着这座圣殿祷告,求你从天上垂听。” 他相信所罗门的祷告。如果约拿在那样的条件,那样的症状下,能仰望地上的圣殿,一个地上的人,背道了,在那里在那样的症状下还能相信,还能被释放出来,拒绝看见它们,那么你们这些被圣灵充满的人,又该如何呢?不要去看你在地上的殿,而是仰望天堂,在那里,耶稣坐在神的右手边,用他自己的血衣为你的忏悔代求。到处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得到医治。我拒绝看见任何与神的话语相反的东西。“神这么说的;那就解决了。我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也是万物的继承人。” 哦,我的天。
把这句话记下来,不是记在头脑里,而是记在心里一次,看魔鬼怎么做。你会看到他的红灯穿过整个山丘。没错,他受不了那个。
40

呐,我要你注意;他说:“我是以勒沙代。” 何等美好。

他说:“主啊,你要如何做呢?”
(我讲不到我的题目了,到结束的时候了,下次下来,我会把这个事情做完。时间太晚了。)
说:“主啊,告诉我,你要怎么做这件事。”
说:“亚伯拉罕,你出来。我告诉你我要怎么做。我就在这里告诉你我要做什么。” 他说:“给我取一只三年的母牛,给我找一只三年的母山羊,以此类推。把它们带到这里来,然后把它们杀了。” 亚伯拉罕就去找来小母牛、公羊、母山羊,把它们切开。他还抓了一只鸽子和一只斑鸠。但愿我们有时间去研究这个问题。读圣经的人都知道,斑鸠代表着医治。神在他的赦免中,把它们拆开,但在医治上却没有,从来没有。
41

注意,他总有医治的方法。即使在审判中,都有给他们的各种各样的赦免,而神一直在医治。他把动物切开了,三个动物都是,但他没有把斑鸠或鸽子切开。他把它们放下在那里。他把想要吃的鸟儿都赶开了。呐,观看神告诉他他要做什么。

当太阳下山的时候,他说:“呐,亚伯拉罕……” 亚伯拉罕沉沉睡去了。那是为什么呢?“亚伯拉罕,你跟这个没有任何关系。这是我要做的。我要做这件事,因为你不能持守它。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做。亚伯拉罕,我要把你从画面中拿出去。你去睡觉吧。”
亚伯拉罕就睡了。然后他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可怕的黑暗。那是什么意思?那意味着死亡。这是每个罪人应得的。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恐怖的黑暗来到他面前。“我虽行过死荫的幽谷。” 接着他看到的是一个冒烟的火炉。那是什么?地狱。每个罪人都会去那里,每个不悔改的灵都会去那里—地狱。然后是一点白光。然后观看。它在每一块之间,来回穿梭。说:“亚伯拉罕,这就是我要做的。这是我做的方式。” 他在做什么?他在和亚伯拉罕立约。
42

呐,在美国,当我们立约的时候,我们做什么呢?我们下楼,到桌子那儿吃点东西,然后你站起来,说:“你愿意做那个吗,小伙子?”

“愿意。”
“握手。” 就这样。这是一个约定:握手就可以了。这就是我们美国人立约的方式。
在日本,当他们签订契约时,他们会怎么做?他们下去和对方谈一谈,然后拿一罐盐,然后捏起一点儿盐撒在对方身上。这就是日本人的立约。那么,在亚伯拉罕的时代,东方的立约方式是什么呢?他们去杀一只动物,然后他们把这只野兽切开,他们在动物之间写下他们的契约,写下他们要做的是什么。然后他们拿着这张纸,把它撕开。一个人拿着纸的一部分,一个人拿着另一部分。他们向天举手发誓,如果他们违背了这个约定,就让他们的身体和这只死去的动物一样。神就是这样向亚伯拉罕起誓的,他要遵守这个约。
43

那么请注意,当他们到一起的时候,这两块必须对接,才能使契约得到确认。它必须是同一张纸。它必须……。不管它是什么,它之前是一整片,它被撕破了,它再合在一起必须完全一样的。

呐,神在那里说了什么?哦,如果你看到这个,就不能再怀疑了。它将把所有的疑惑从你身上带走。这是神透过亚伯拉罕的后裔,向世人表明他要做的事。稍后,他把亚伯拉罕和撒莱变成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和女人,展示了他要对我们所有人做的事。
做父亲的,你可能老了,做母亲的,你可能老了,但是我从神的话语中给你应许,在复活的时候,你会重新变得年轻。我要给你神的道的应许,你永远不会成为天使。你会成为一个人。神造你为人,不是为要毁灭你,而是要使你复活。罪使你毁灭,但生命使你永活。你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天使。如果神想让你成为一个天使,他就会造你是一个天使。他想让你成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所以他让你成为了这么一个。
44

你还记得当你和孩子妈妈走下祭坛时,她是多么的俊美,孩子爸爸向后梳着光滑的头发多么的好看吗?有一天早上你醒来,做妈妈的美丽的眼睛下面有了一条皱纹。做爸爸的,有一些白发出来了。怎么了?大约25岁以后,死亡开始进来了,渐渐地把你拖垮了。这就是死亡做成的。总有一天,它要把你带走。但它不能留住你。在复活的时候……死亡所做的一切都会被废去,你会变成一个新的男人,年轻,漂亮,还有一个年轻美丽的女人。这就是神话语中的 “主如此说”。

亚伯拉罕的孩子们要聚集在地上;不是天使,也不是在空中飘忽的灵,而是男人和女人,像他们在这里一样吃喝,没有罪,没有死亡,没有衰老什么的。你没有意识到神做了多么美好的应许。
45

所以他就取了他的儿子,使他成为罪人肉身的样式,把他带到各各他。(现在仔细听。)把他带到各各他,在那里,神写下了他与人类的契约。哦,弟兄,看见它吧。他把主耶稣,对这个宣告的解释者,带到了各各他,把他撕开。他把这肉身带到天上去,放在宝座上,把另外一部分差下来,就是圣灵。同样的圣灵在地上,也组成了基督的身体。而在复活的时候,必须是五旬节那天降下的那个真正的圣灵,在基督耶稣里的圣灵必须在教会里,才能进入那个约,然后你就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是万物的继承人!阿们。神起了誓说他会做的。他应许他会这样做。他立了约,他要做到这一点。他让基督从死里复活,证明他会做到。他差遣圣灵下来,继续耶稣在地上时所做的工作,向你证明我们没有什么好怕的。

无论任何与此相反的事情,都是谎言。神的道是永恒的真理。紧紧抓住它。躺卧在它上面。持守住它。它是生命。全心地相信它。
46

听着,罪人朋友,你接受过那个吗?我真希望我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上面。时间太少了。但你看,你有没有接受过它呢?如果你没有,现在是时候去接受它了。如果你不能,你绝对无法带着不同的撕裂经历,凭你加入的一些教会,凭你属于某一些小屋子,而进入神的国度。属于一个小屋子是好的,属于某教会是好的。我一点儿也不反对那个。也许因着你所受的教育的功劳可能……。那很好。也许因着你母亲的功劳。那是好的。但是你自己确定要在这个与神所立的约中,才能与同样的经历吻合。你要在神的约中。

47

作为结束,在四十年、五十年前的某个时候—有一名曾跨越许多中东国家的伟大的传道人,一个著名的人。他的名字叫但以理-柯里。你可能读过他的事迹。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死了,然后他上了天堂。当他走到门口时,守门人出来说:“谁在靠近这扇门?”

他说:“是我,但以理-柯里,我在接近这扇门。我是个传福音的,我正走近这门。我已经赢得了许多魂归向主耶稣,我走近这扇门,是因为我有天上永恒的奖赏。”
守门人说:“等一下,柯里先生。” 他去了,他看遍了所有的册子。他回来了;他说:“柯里先生,我很抱歉地通知你,你的名字不在这里。我不能让你进去。”
“哦,” 他说:“您一定是搞错了,先生。再看看吧。”
他照做了。他说:“对不起,但你不能进来,” 他说:“因为你的名字不在这里。” 他说:“如果你愿意,你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可以去伟大的白色大宝座前上诉。”
“哦,” 他说:“如果我的名字不在那里,我别无选择。我必须把我的案子上诉到白色大宝座的审判台前。”
48

所以他说,他开始在宇宙空间移动。他继续前进,继续前进。说天开始变得越来越亮,越来越亮。过了一会儿,它变得如此亮,直到无法看出那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了,只是一个巨大的光,比太阳亮一百万倍。还说他移动得越来越慢。过了一会儿,它停了下来。他听到一个伟大的声音从永恒的某个地方传来,说:“但以理-柯里,” 他说:“你在地上的时候说过谎吗?”

他说:“我正准备说,’没有,我的主,’ 但在那道光的面前,我看到有许多事情,我没有如实描述。”
说:“但以理-柯里,你在世上的时候,有没有偷过东西?”
他说:“我正准备说:’没有,主啊,我一直是个诚实的人,是个传道人,’ 但是,” 他说:“在那光的面前,我想到了我所做的许多不正当的交易。”
49

弟兄,你现在可能不会多想,但在那道光面前……来看…… 许多的东西……。你想着说:“但是我属于教会,是个传道人。这就够了。” 但是在那道光的面前,你需要的不只是这些。你会是的。

他说:“但以理-柯里,你在地上的时候是完全的吗?” 说:“我说:’不,主啊,我不完全。’” 他说:“当时一片寂静。我正准备听到巨大的爆炸声。” 他说:“我感到我的骨头都散架了。哦,我会听到那巨大的爆炸声,’离开我的面前,因为只有完全人才能进入这里。离开我到永火里去,那是为魔鬼和他的天使准备的。’” 说:“当我听着准备听到那个的时候,” 他说:“我听到了我所听到的最甜美的声音。没有一个母亲能像那声音一样说话。” 又说:“我转身去看。” 说:“我看到了一张比任何母亲的脸都甜美的脸。” 他说:“我从未见过任何东西能与那张脸相比。他走近我,搂着我,说:’父亲,确实,但以理-柯里在地上并不完全,但在地上的时候他为我站立。现在在天上,我也要为他站立。’”
50

我在想,谁会为你站立呢。让我们祷告的时候想想它。把它想清楚。谁会为你站立呢?天父,在这庄严的时刻,我挑战这些等候了、聆听了、站在了雨中、在座位上坐了很久的小群会众,愿每一个人此刻都能想清楚:“谁将为我站立?我在为谁站立?” 父啊,当这庄严的时刻掠过我们的生命,知道我们都要站在那里……。“按照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 哦,我多么希望他能为我站立。在天亮之前,我可能就要站在那里,我们不知道在座的谁可能要在天亮之前站在那里,但是有一件事我们知道,我们都要一个挨着一个站在那里。当我们在你的面前低头的时候,让这神圣之灵在这一刻深深地真诚地触动每一颗心。

现在你们低下头来,低下心来祷告,我们这里没有一个房间,可以带你们上来进行祭坛呼召,但是你们不一定需要那个。你唯一要认识到的是,你是一个罪人,你需要基督。如果你今晚认识到这一点,朋友,你希望他为你站立,你今晚愿不愿意为他站立呢?因为他在他的话语中说:“那听我的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
51

我想,当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在祷告的时候,在座的罪人会不会向神举起你的手,而不是向我……?当每一只眼睛都闭上的时候,让圣灵单独与我自己来观看这一切。你愿不愿意举起你的手说:“神啊,我举起手来,我的意思是我今晚要为你站立。我现在就开始我的站立了。” 这个时候我应该看到多少只手举起来呢?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在看台上的,有人说:“伯兰罕弟兄,我—我不是基督徒。我去教堂,但我意识到我不是一个基督徒。我真的,当到了为基督站立的时候,我没有得到恩典,没有胆量去做。我只是转过身去了。当他们讲笑话的时候,我并没有试着去纠正他们,他们在办公室说那些粗俗的东西,邻居在我们的小聚会上说的,等等。我—我— 我不是一个—我不是一个基督徒,伯兰罕弟兄。神知道这一点,我今晚要举手说:’神啊,请怜悯我。我要做一个基督徒。我今晚要站立在这里,我要你在我死亡的时候,在我渡过河的时候,为我站立。’”
52

你们愿意举手吗,还有别的人吗?现在就举起手来。神祝福你。还有别的人吗?“我现在要接受基督,我知道他也会接受我,只要我在这个时候勇敢地站出来,靠着神的恩典,我会持守对他的承诺。” 还有人吗?当你举起手来的时候:“我现在愿意做。”……。

好的,现在让我们为那些举手的人祷告。父神,我把他们交托给你,我祈求你,这个时候……。我知道你有。你的道不能失败。你说:“若非我父吸引人,就没人能到我这里来,凡到我这里来的,我会赐给他们永生。” 你应许说,你会在末日叫他们复活。当这个身体被毁坏,变成地上的元素时,你会在某一天把它聚集在一个年轻男人或女人身上。在那里,不朽的灵将被吹进他们的鼻孔,他们将与爸爸妈妈和已经上到了高处的圣徒一起活着,我们将永远生活在一起。主啊,请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主祝福你,因为你表明了你的立场。神看见你了。他知道你的心。
53

只是晚了一点点。我总是晚一点。呐现在,我已经长篇大论,而又紧张地说了这些,却一直没有到达我的主题。我想,确实是需要很多时间。而我做完这些事后,要为病人祷告是非常艰难的,因为讲道是一种恩膏,但看到异象是另一种恩膏。讲道带来喜乐。而异象则会让人失去力量。这是你们做成的。这里有多少人从来没有参加过我的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我的天,你看见了吗?

好了,现在我们要叫出祷告队列了。但在这之前,我想对大家说几句话。呐,我不声称我是一个医治者。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任何一个人是医治者,不管他是牧师、传道人,还是医生、脊椎按摩师,不管他是什么人,他都不是医治者。神是唯一的医治者。梅奥弟兄说,他们不是医治者。他们协助自然,把骨头接好,把伤口缝好,把不好的部分取出来,但是神才是医治者。神是唯一的医治者。
54

耶稣基督从来没有宣称自己是一个医治者。他说:“不是我在做工。是我的父住在我里面。他在做工。”

你相信那个吗?好的。那么我想问你们一些问题。呐,什么是医治?医治(仔细听)是你个人对主耶稣基督在各各他那里完成的工作的信心;神藉着他在各各他那里所做的,买了你的救赎和医治。几分钟前举手得救的男男女女,他们不是在那时才得救的。他们在一千九百年前的各各他,就已经得救了。他们此刻只是接受了从神而来的礼物。
55

我以前是个瞎眼的人。我看不清楚,散光总晃动我的头。我这样戴着大眼镜走路;必须得有人领着。但现在,我可以看清离我五英尺远的报纸印刷品。这是什么?只是神的恩典。我接受了耶稣为我的医治者。很多年前,我被医生拒绝说只剩了三分钟的生命可活了。说我会死—告诉我父亲说—只剩三分钟了。主耶稣向我显现。我接受他为我的医治者,我曾是一个罪人孩子,是无知的;过了许多年的今天,在我四十七岁的时候,据我所知,我的身体很健康。呐,这是因为他的恩典。他为此而死,我接受了。这就是我的个人财产。这是你的个人财产。

那么,你相信圣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希伯来书13章8节。圣经是否说他是一个大祭司,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想问你一件事。昨天,他有没有说他要医治人呢?没有,他说:“我只做父指给我看的。” 约翰福音5: 19。这是给新来的人的。“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
56

当他在毕士大池边经过成千上万的残废的、瘸腿的、瞎眼的、枯萎的人时,是众人。而我根据希腊词典所教的知道,至少要有两千人才能成为众人。所以,众人躺在那里,瘸腿的、瞎眼的、枯萎的,等待着被搅动的池水……。耶稣从他们中间走过,没有触摸过任何一个人,却直接走到一个躺在小褥子上的人,也许有前列腺问题或肺结核(是慢性的。),说:“你要痊愈吗?” 留下其余的人,治好了那个人就走了。

当他们质问他时,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 有多少人知道圣经是这么说的?他说:“我看见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 他说过吗?
57

腓力有一次来到他面前得救了,他就去树下找到拿但业。我已经引用了两个晚上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又回到了它。我们可以继续翻阅圣经,这么多地方。你们读圣经的人都知道。但是当他走到耶稣的面前……这似乎是一个关键的音符,就在这里。当他走到耶稣面前的时候,耶稣说:“看哪,一个以色列人,在他里面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
他说:“在腓力招呼你之前,你还在树下的时候。” 那是在绕山来回三十英里的地方。他是怎么在周围三十里外的山那边看见他的?
这个人说了什么?“你是神的儿子。” 那是犹太人的态度。我是说真正的信徒犹太人。“你是以色列的王。”
他说:“因为我告诉你这个,你就相信了?” 说:“你会看到比这更大的事。”
58

当人们来到他面前时,他多次告诉他们,他们是谁。他知道一条鱼在哪里,它嘴里含着一枚硬币。他知道两头骡子拴在哪里,两条路在哪里交汇。许多事情,天父都会告诉他……一个女人摸了他的衣裳穗子,就出去,坐下了,或站起来,不管她在哪里。耶稣说:“谁摸我?”

彼得说:“他们都在摸你。”
他说:“但我感觉到能力从我身上消失了—力量。” 他环顾四周,发现了那个女人,他告诉她,她得了血漏的问题。他说:“你的信心拯救了你。我从来没有做过。我从未见过任何异象。但你的信心救了你。” 是这样吗?“你的信心!” 她跪在他脚下,承认了一切。
59

呐,她摸到了他。你相信你今晚能摸到他吗?如果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一定有办法让人摸到他。而圣经说,他是大祭司—希伯来书。他是我们认罪的大祭司。他可以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而不是 “他过去是”;“他就是!”。你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触摸到他。

呐,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在原则上是一样的,在能力上是一样的,在态度上是一样的,他就是同一个耶稣,否则这个圣经就是错的,我是假见证人,这些传道人是假见证人,你的见证就是假的。
60

有几百种宗教。而库克弟兄坐在这里…… 谢谢你的书,库克弟兄。一段时间前我正在看它。它被送到我的房间。在印度三十七年。他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数以百计假宗教的东西,否认基督。而只有一个信仰,那就是耶稣基督的信仰,可以证明他是活的,不是靠心理学,不是靠情感。我们拍手呼喊,穆罕默德人也这样,佛教徒也会这样。

默罕默德人在一种狂热的状态下行事,直到他们可以拿着碎玻璃片从手指上穿过,都感觉不到它。在先知的筵席上拿一根长矛,从他们的鼻子里通过,从他们的头上这样穿过去,然后抽回来……拿一根长矛……。
就站在瑞士洛桑,拿一根长矛……或者,一把剑,这样贯穿他,让医生在那里检查它,把水倒在这头,它从另一头流出来,穿过他的心脏拉出来,一滴血都没有流;在狂热的激发下做的。没错。但是他们不能医治。他们不能带走罪。他们不能证明复活。他们能证明心理学,但不能证明复活。
61

所以就有了各种各样的主义。但确实有一个真正的基督教,耶稣基督是这个信心的作者,他死了,又复活了,他说:“我所做的事,我所做的工,你们也要做;还要做比这更(我知道英王钦定本说,’更大的,’ 但你看看是不是说’更多的’)—比这更要多(因为他要在各个地方的教会里)……你们要做的比这更多,因为我往我父那里去。还有不多的时候,世界就不再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甚至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一切受造物显出圣灵的能力。这些神迹要跟着信的人。” 多远?整个世界。有多少人?每一个造物。今晚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甚至不知道耶稣的名字。福音仍然有效,并且会一直持续到基督降临。然后,圣灵,契约,将与身体一起被提起来,被血赎回的人将以丈夫和妻子的身份聚集在一起,像国王和王后一样,坐在大卫的宝座上,管理世界。

62

呐,如果这是对的,如果耶稣要来到这个讲台,来到这些人里面,要产生和他在地上时一样的生命,做同样的事情,你会为你的需求接受他吗?你愿意向他举手吗?说:“我愿意为我的需要接受他。” 好的。主祝福你。

呐:“伯兰罕弟兄,你做这样的声明不担心吗?” 不,先生。他应许了它,这是他的应许。不管有什么与之相反的事,我都说那是谎言。神是这样说的。这就解决了。这是一个恩赐。而他,因着你自己降伏在神的灵……。
神是一样的。耶稣是一样的。他的事工是一样的。他的生命是一样的。他的行为是一样的。他在你里面的行为,就像他在地上时一样。他说了什么?“你们是葡萄树。” 是这样吗?我只是想看看我能否把你们带到它上面。你们是什么?枝子。“我是葡萄树。”
63

呐,葡萄树不结果子,是吗?他在对谁说话?对教会。“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 枝子因葡萄树的生命而充满活力;因此,耶稣今晚在地上没有嘴唇,只有我的和你们的。他在地上没有眼睛,但有我的眼睛和你的眼睛。他没有手,但有我的手和你的手。他使我们充满活力,我们就把他的生命带出来,因为他通过我们带来了生命。不管是用嘴唇传福音,不管是用眼睛看异象,不管是什么,为病人按手,不管是什么,都是基督通过他的教会枝子在工作,每一个办公室都被他的同在通上电。

这不是很奇妙吗?这就是了。现在,我所说的不是真理就是谎言。如果我说的是谎言……神永远不会与谎言有关。你知道的。如果我说了真话,神就有义务去显明出它是真理。
64

让我们来祷告吧。天父,我现在祈求你帮助我,帮助这群会众。不管我多么愿意相信;他们也必须要相信才行,因为是他们的信心拉动了你到场,从你那里得到他们所要的一切。你到你自己的地方去,带着全部的丰盛,没有限量的,神性的丰盛都住在那个身体里,然而男人和女人都不相信你。他们说:“嗯,他没有受过教育。他哪里来的学问?他从什么地方来的?他这个智慧从哪里来的?他的父亲不是和我们在一起吗,就是那个木匠,还有他的母亲,还有他的弟兄姐妹,不是都在这里吗?”圣经上说:“许多大能的事他不能做,因为他们的不信。” 而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神啊请把所有的不信从我们身上拿走,让我们向圣灵降伏,让这个聚会有一个大的高潮,让每一个生病的人、受苦的人都能得到医治。神啊,奉基督的名请应允我们。阿们。

65

现在,若是神的旨意,我们要叫出祷告队列。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不过不要紧张,因为那只会让每个人都烦乱。要安静。我们用什么来叫出祷告队列的?就是你得到的卡。好的。那是什么呢?好的。嗯,无论如何让我们来开始吧。从1号开始。谁有1号祷告卡?让我们尽快把人们排成一排。我说,你发了1号卡吗?所有的都是。好的。好的,要E的。好的。E? 是什么?

你的卡是E吗,姐妹,E-1?F-1。好的。F-2,现在快举手,对的要快。F-2,你能不能……2?3? 3? 4? 【磁带空白。】
66

其中一个是基要派,另一个是五旬节派。基要派知道他们在基督里的位置是什么,但他们没有得到任何信心。五旬节派接受了圣灵,得到了很多信心,但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果我能把他们聚在一起……就像一个人在银行里有钱,但他不知道怎么写支票。另一个人可以写支票,但银行里却没有钱。所以,如果你能把他们聚集在一起,基要派的信心和五旬节派的人,或者五旬节派的信心和基要派的人,那么千禧年就会到来了。教会将会站起来。神会得到荣耀,瞧?

呐,预言的恩赐要经过判断的人判断,才能向教会宣布。可能今晚这个,明天晚上那个,第二天晚上那个,那个……。这是教会里的一个恩赐。但是一个先知从母腹出生就是一个先知。圣经上说,施洗约翰是一个先知,在他出生前七百一十二年,以赛亚看见他说:“在旷野里有人声喊着说。”。
是这样吗?摩西生来就是先知,对此没有选择的余地。
67

我相信是撒迦利亚,圣经上说神告诉他:“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立你作列国的先知。” 瞧?“神既在过去不同的时间,以各种方式,借着众先知向父辈说话,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基督耶稣向我们说话。” 所以,这是一个恩赐来到教会了,我们说预言,说方言,翻方言,为病人按手。

希望我有时间告诉你们我见过的神迹:人们,小小的普通信徒去把手按在病人身上,他们就被医治了,圣灵在那里击中他们并告诉他们去这么做。他们听从了。
68

呐,让我们真正的敬畏。孩子,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不可以弹奏一会儿“只要相信。”?这首歌很特别。我听过这首歌以天下几乎所有的语言都唱过,成千上万的曾经互相争斗的异教徒,聚集在一起,唱着“只要相信”。“只要相信”是我的朋友保罗-瑞德写的,他已经去了天堂。在他英勇地死在加利福尼亚的时候,小穆迪圣经学院派了一个四重唱团去那里唱歌,他们唱的是“愿与我主相亲。” 有多少人认识保罗-瑞德,听说过他?确定的,他很有幽默感。

顺便说一下,也是他的朋友,F. F. 博斯沃斯可能会跟我一起参加这次聚会,或者汤米-奥斯本。如果他们来这里,请在基督里接受他们。他们是真正的,真正的弟兄。牧师一直在说,问问也许他能找到他们来继续。
69

呐,听着。保罗临死的时候,他说:“谁要死了?是你还是我?打开百叶窗,给我唱几首活泼的福音歌。” 所以当他们去唱的时候,保罗说:“路加在哪里?” 路加总是和保罗粘在一起。就像比利-保罗,我的孩子和我。他们在一起。他们是弟兄。他们去叫路加。路加在隔壁房间。他不想看到他的弟兄死。所以他说:“你在哪里,路加?” 路加走过来,握住了保罗的手。保罗说:“路加,我们一起走了很远的路,弟兄。但你想想看:五分钟后我就会站在耶稣基督的面前,穿上他的义袍,” 然后就握住路加的手,去见神了。

让我就这样去吧。没错。当我疲惫的日子结束的时候,就让我这样去吧。
保罗写这首歌的时候,我在韦恩堡有一个大的聚会,他在那个房间里写了这首歌。当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起来。我几乎能看到保罗。我总有一天会再见到他的。
70

好的。只要相信,凡事都可能。让我们现在观看从天上来的;从走廊上走来的主耶稣。我已经为他讲论过了。我已经把书合上了。现在是他说话的时候了。如果他证实我说的是真理,你不相信,你就是个罪人。记住:“你去吧并且,” 不要再什么了?什么是罪?就是不信。你去吧,不要再不信了,否则更坏的事情会临到你身上。所以不要不信。只要相信。

时间关系,我们赶紧让人过来吧。据我所知,站在这里的女士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她,但我很高兴今晚是女人先来。我想给大家看一幅圣经中的画面。多少…… 【磁带空白。】今晚的机构。我们不是在玩教会,朋友们。这是教会。神的怜悯。我们已经到了路的尽头。这是最后一天的迹象。呐,愿天堂的神今晚帮助我们……让你们在审判日没有借口。神愿意的话,这就一定会发生的。我没有办法说他会,但是如果他今晚在这里反应出他的生命,使得你们因此就没有借口,你们爱他的人就会欢喜快乐,因为你们所信的是正确的,你们的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主祝福。
71

呐,女士,我…… 不管是谁在负责麦克风,工程师,如果你能放大它的声音,只是一点点,因为如果恩膏现在击中了我,如果它……我不知道我说话的声音有多大,因为这是另一个世界。呐,如果我说:“女人,你病了。” 那可能是对的。那是猜测。“你会被治愈的。” 你只需要猜测。那是我告诉你的事情,你无从得知。但如果他告诉我一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呢?那你就知道那是不是事实。

呐,当主耶稣来到一个人……女士,你相信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吗?你相信他在每一个态度和每一件事上,一直都是一样的吗?如果他今晚……你站在那里,带着你来这里的东西。你知道,我不知道。但如果他会向我启示你来的目的,就像他告诉那个女人她的问题在哪里一样。如果他告诉我你的问题在哪里,你就会知道这是否是事实。如果他要这样做,你知道你的弟兄没有办法知道那些事情,那么你会接受和相信吗?你就知道那必须是超自然的。所以就看你的态度了,你判断它是什么。
72

你意识到有事情在发生,因为在我和女士之间有一道光在来回运行。因为我一直在说话,所以才没有定在她身上。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我不认识她。

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我不认为那是这位天使,因为那是一束光。如果有人按下了相机,请不要这么做。你瞧,这个天使是一道光。我正在试着观看它。它把我从异象中抽出来了,你瞧。别这么做。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瞧),你可以在这之前拍照,但是现在不行,瞧。它从那个女人身上消失了,瞧。我跟她说话的时候,它……。她从我这里移开了,然后一道光闪过,我以为天使去了会众席。然后我回头一看,是个灯泡。所以,现在请你。要真正的敬畏。
73

让我们再谈谈。我在做什么?我试图做耶稣做过的同样的事情,当他与女人交谈时。他说:“妇人,请给我水喝。” 在想他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他要打发门徒离开?是天父派他上去的。他打发门徒离开。为什么他要接触那个女人的灵?他说:“妇人,请给我水喝。”

她说:“你们犹太人这样问撒玛利亚人要水喝是不合宜的。我们之间没有往来。” 当时有一个隔离,就像今天的黑人和白人一样。
但他说了什么?“如果你知道这和你说话的是谁,你就会找我要喝的。”
“嗯,” 她说:“井很深,而你又没有什么打水的器具。我们的父亲雅各挖了它,喝了它的水,你们却说在耶路撒冷的这座山……” 谈话还在继续。他在做什么呢?
有一个人被神的灵充满。有一个女人,有对神的需要。他在接触她的灵,知道她的需要,这正是我现在所做的。
74

呐,如果你愿意相信,它就……你,你自己才是控制它的人,不是我。我只是想让你把思想集中在基督身上。如果神愿意这样做,你们全都愿意相信,你们愿不愿意这样全心地去做呢?愿他应允。

我可以看到这个女人从别的地方来。她不是这个城市的人。她是从外地来的。她在说着什么。而这是关于她……是一个增生,而这个增生是在乳房上。这就是事实。而你害怕这是一个癌症。你祷告求神让你今天进到这个队列。另外,你丈夫有事要做……他是个传道人。没错。而你的名字是像B-r-e-n-n-e-n,Brennen或类似的东西。没错。你相信吗?你愿意全心地接受他吗?呐,过来这里。
我们的天父,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知道这个女人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我祈求你今晚应允让这个困扰她的老邪灵……哦,你,魔鬼,你被打败了。你已经暴露了。从这女人身上出来吧。我奉永生神的名命令你离开她。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去吧,不要怀疑。它现在从你这里离开了。呐,不要疑惑。
75

你好。嗯,你和我也是陌生人,我想,彼此都不认识。我不认识你。但这里有人认识你,他是主耶稣。我是他的仆人。我看出来你是个基督徒。你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你的灵似乎……。似乎你作为我的弟兄在欢迎这里的圣灵。你是一个基督徒。而你来找我有事,寻求帮助。如果我能做到,我会的。但我只是你的弟兄,是神给你的恩赐,我只要降伏自己,圣灵也许能帮助你,如果你愿意相信我。

我看见你真的非常紧张。你在为某件事情不安。我告诉你;这是一种灵里的状况。你想从神那里得到提升。没错,弟兄。还有一件事,你可能知道。你的脚有问题,那是脚气。没错。而你是一个传道人。没错。这就是 “圣灵如此说。” 呐,你相信了吗?过来这里。
亲爱的天父,神啊,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祝福这个人,并祈求你让他康复。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76

小女士,你这样举着手坐在第二排,就在后面,你也是在为灵性的提升祷告。对不对?这是一种属灵的状况。你意识到那里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对不对?看起来,会众,你们应该能看到。你们没看到那道光来了吗,琥珀色的光就挂在那位女士的上方?就是这样。她在祈求神帮助她,给她灵里的帮助,因为她在向神寻求这样的帮助。那是真的。只要相信。女士,向神举起你的手,高高举起。你能不能把那只手,按在你旁边的女士身上,她有关节炎,想得到医治?

它结束了,姐妹。为了让你知道,坐在她旁边的女士,你相信吗,女士?你在为一个小男孩祷告。站起来一分钟。有一个男孩坐在这里,看着这边也在祷告,他的灵正在进来。戴小白帽的女士,是的。我想看见你。站起来。往这边看一下。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如果神向我启示你所祷告的东西,你会接受吗?那么,他的胃病就会好了。你是否全心地相信耶稣会使它好起来,会做你所求的事?如果你全心的相信,就举起你的手。你全心的相信。现在,低下你的头。
我们的天父,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赐给她内心深处的那个渴望,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谴责魔鬼。阿们。主祝福你。呐,要有信心。
77

你,女士,你全心的相信吗?我对你是陌生人。到处都在拉动。呐,要真正的敬畏,大家都来祷告,就一会儿。你们都是人,你们都有灵,每个人都在努力,瞧?异象从四面八方涌来。很难控制住他们。

我想和你谈谈,女士,就一会儿。看着我,朝我看过来。我的意思是,就像在圣经里。彼得和约翰经过那个叫美门的地方,说:“看我们。” 这并不是说要看他们……只是要给予关注……你的腿有问题。没错。呐,既然我已经把你的灵放在圣灵的掌控之下,你的心里还有别的事情。这并不能让你满意。我看到了某种,就像…… 这是一片水,巨大的浪翻滚。是一个……是大海。你惦记着什么东西……是个在海外的人,那是一个儿子。那个儿子在意大利,那个儿子胃里有问题,应该马上做手术,那个孩子是个罪人,你想要为他的魂祷告。“主如此说。” 你相信吗?
亲爱的天父,奉你所爱的孩子,主耶稣的名,我按手在这个女人身上,祈求她得到她所求的,奉基督的名。阿们。去吧,不要怀疑他,女士。在你周围黑暗的地方,现在已经有了光。你可以得到你所要求的东西。你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不要疑惑。阿们。
78

他说:“如果你们相信,我就能做。” 好的,年轻人。你相信神吗?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他使他从死里复活了吗?你相信你现在所看到的事工,你相信它是来自神的吗?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相信我所传的道是真理吗?那么我就可以帮助你,如果你相信那个。因为他应许过。

你受紧张症困扰。你从小就有这种病,从你上学时就开始了。有一次你真的很害怕,从某个地方来……是一只狗或什么东西穿过你的路。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没错。在学校看书的时候,你把书拿得很近,因为你是近视眼。你看书离你太近了。你应该把它推远一点儿。已经被老师推回去了。那是几年前的事了。还有,在这栋楼里有一个你惦记着的人。是你的母亲。你相信神会告诉我她有什么问题吗?你会接受它吗?她有哮喘病。没错。你现在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你也在为你的妻子祷告,是吗,孩子?你相信神会告诉我她怎么了吗?她的手指有问题。手指变黄,末端肿胀,指甲脱落。没错,是吗?呐,你相信了吗?那就去接受吧,就像你所信的那样;奉基督的名让它成就吧。
79

你好吗?你全心的相信吗?我不了解你,女士。你意识到了那个,但神知道你。他知道你的一切。你是为别人站在这里的。那是你的女儿。她有一个可怕的妇科病。我看到她进了医院又出来了,但我听到医生说她又要做手术了。没错。你不相信那个。你现在接受基督为医治者吗?来吧,因为你为她站立。

哦,神的基督,我谴责魔鬼并祈求这个女人得到她所要求的祝福,奉基督的名。阿们。
对神要有信心。
80

你好,先生。我不认识你,但有人认识你。那就是神。

坐在中排的看台上,坐在后面那里,先生,你有胃病,你相信神会医治你,让你康复吗?那个穿着白衬衫,打着蓝色领带,白发的男人,坐在那里,有胃病,在祷告,有胃酸,胃溃疡,把你的手举起来,先生。就是你。你得医治了。耶稣基督让你好起来了。阿们。
你们相信吗?对神要有信心。
你一直在努力工作,不是吗?在工作中毒了,一种水泥中毒,G. H. Whitner惠特纳先生。回家吧;它会离开你的,先生。你的信心让你完全了。阿们。神祝福你,弟兄。
你相信吗,女士?你触摸到了他,穿红裙子的小女士。你在祷告,是不是,姐妹?是的,呐,他在那里。他就站在你身边。你正在遭受一个妇科病的折磨,一种女性的疾病。没错。还有,顺便说一下,你是一位传道人,一位女传道人。你不是从这个城市来的。你来自阿拉巴马州。另外,你有个姐妹,你在为她祷告。她不在这里,她在那里,她得了癫痫病。我看到她带着那种灵摔倒了。这是事实。要有信心,女士,要相信神,你就可以得到你所要求的。阿们。
81

你相信吗?如果你能信,凡事都可能。

你也是从外地来的,但你相信吗?你在害怕,是不是?你要做母亲了,你害怕的原因是,你有一个破裂;你担心这个孩子是好的不是。我在想你若是可以一点儿不疑惑,霍夫曼太太—霍夫勒太太,那么你就可以得着医治了。你相信它吗?他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是谁?你全心相信吗?好的,霍夫勒太太,你可以回家了,平安地把孩子生下来吧。
全能的神,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这个女人。阿们。
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血液病吗? 把糖尿病从你身边带走,让你康复吗?你全心的相信吗?那你就走你的路,全心地相信,并且好起来吧。
82

你这么年轻就得了关节炎什么的,但神能医治你。你全心相信吗?那你就去全心相信并且好了吧。过来这里;你经过的时候,我想按手在你身上。

拿撒勒人耶稣,我祈求你医治这个女人。阿们。对神要有信心。
你的这种病害死了几百人,但神能医治你的心脏病,使你好起来。你相信那个吗?外面有很多人在遭受同样的事情。
在前排的……不,不是你;你是为一位朋友站立的。他们住在乔治亚州。得了心脏病。如果你全心的相信,你也可以得医治。
穿红衬衫的这个人在看着我,你在祷告,是吧,先生。你想得医治,对不对?你是一个福音的传道人,你患了紧张症;你刚才在向神祷告:“神啊,让他对我说话。” 如果是这样的,请举起你的手,牧师。你已经得到了你的医治;平平安安地去吧。
姐妹,你也一样,不要有一点儿疑惑,要全心相信。
你需要一些血液。你贫血;你的血,经过我面前,是稀薄的。但是,你相信你和我可以到各各他去,得到主耶稣的输血吗?
天父,我祈求你,医治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