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206 二手的袍子

1

继续站立一会儿。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让我们有幸主要来的这边在今晚再次聚集在。如果这是最后的晚上,就愿我们今晚能活出、行出、做出并接受。主啊,求你应允。

如果这里还有谁不知道你能赦免他们的罪,此时他们的生命还未被可称颂的圣灵充满,愿今晚他们能接受主。主啊,求你应允。
也愿每个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今晚能从他们的疾病中得到医治,显明你伟大的手能医治病人和拯救失丧的人。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你爱子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2

很高兴今晚有幸又回到教会。我相信有人曾说过:“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去,我就欢喜[诗122:1]。’”聚在一起服侍主耶稣,这对我们大家来说都是少有的荣幸。

呐,我想,负责这东西的工程师……我希望我没有太大声了。你们都能听见我吗?那边听不见我吗?如果可以,请你把声音调大一点,不管是谁负责这些麦克风的终端。
我讲得不太大声,所以我想有时候有点难听见。呐,好点了吗?你们现在能听清了吗?很好。楼上的听得清吗?哦,很好。好的。
3

呐,我们的朋友马特森·博兹弟兄今天下午讲道,今晚过来的路上,他们告诉我说他讲了一个很好的信息。你们在这里的人有幸听见这信息,所以我们祈求,相信若是可能,你们明天下午能再来听他的信息。我想他的聚会大约两、三点开始,类似这样。也许他们已经通知了。

我叫他约瑟,我认识他很久了,我知道他像他所传讲的那样生活。那才是主要的事。你知道,我宁愿你给我活出一篇道,胜过给我传讲一篇道。活出道要比讲道好多了。这需要一位真实神的仆人才能活出来,所以除我以外的任何其他传道人都可以偶尔传讲一篇。
4

我们相信主今晚要赐福每个人。我刚听说杰克·科弟兄身体不太好。我会祈求神医治杰克·科弟兄。我能想起杰克弟兄,因为你们许多人都认识他(就是他现在的样子),但当我最初见他时,他是个瘦瘦的小伙子。

当时我在德州的圣安东尼奥。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好奇的人,当他不能明白神呼召的事时。一天晚上我走出来,他说:“喂,我想问你一件事。”他们刚带我离开讲台。当然,那是恩膏刚离开的时候;当恩膏在那里或当你从恩膏中出来时,情况都还好。但最难的就是恩膏在的时候。任何知道圣经的人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5

基德逊先生,几个弟兄正领我离开那地方,杰克弟兄说:“喂,告诉我这个妇人有什么毛病,我就相信你。”瞧?

我说:“先生,主不是那样行事的。”我说:“他不会……一次他们说:’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相信你。’一次又说:’把这些石头变成食物,我就相信你。’一次他们用布蒙住他的脸,打他的头,说:’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相信你。’”我说:“神不是那样行事的。”
他说:“先生,我只是好奇。”
我说:“是的。呐,你说的这妇人肋旁有一个肿瘤。”我说:“你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是一个好奇的传道人。你不明白这事,但有一天你会在事工场上传福音,为病人祷告。”那是杰克·科的开始。他从那里开始的。
6

今晚,他病得非常严重,肺部得了脊髓灰质炎,我想是非常非常严重。呐,据我所知,杰克弟兄在外面的工场上,我们在那里处理了大麻风等等,杰克弟兄必须面对许多的疾病等等。除神以外,没有人能真正欣赏一个像那样去到各种事情面前的人。

所以我想,在我们开始聚会前,请你们低头为杰克弟兄做一个祷告。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带着俯伏的心来到你面前,在布鲁克林的这个美好的教会,来为杰克·科弟兄及其事工向你献上感谢,以及他奉你的名为你所做的事。
7

父啊,他处在死亡的边沿。哦,伟大的圣灵,你会拯救我们的弟兄吗?我们尽我们所知的做出信心的祈祷。我们祈求你彰显你伟大医治的大能。父啊,若是可能,我祈求你赐一个去告诉杰克什么事的异象,我马上会去。

我祈求你怜悯他,存留他的性命,想到他为你的国所做的美好工作和一些事,为没有爸妈的穷苦孩子所办的孤儿院。神啊,如果仇敌夺去他的命,那所学校该怎么办呢?
神啊,我们想到他自己的家庭,主的工作。怜悯杰克弟兄,我祈求圣灵此刻接管,驱除脊髓灰质炎,愿他的肺开始正常地呼吸。主啊,求你应允。主啊,我们用带着所有的信心谦卑地向你献上这个祷告,相信你必应允我们。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他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约14:13]我祈求,这事必那样蒙应允,为了神的荣耀,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

昨晚留你们有点迟了,今晚我尽量简短一点。我想要从旧约《列王纪下》2章20节读一节经文,我是指13节。

13他拾起以利亚身上掉下来的外衣,回去站在约旦河边。
呐,给今晚选一个题目,我想用这个作为题目:“二手的袍子。”然后主题是:“站在约旦河边。”愿主加添他的祝福在所读的他的道上,借此将信心带给会众。
9

我想,我们跟昨晚在这里的是一样的会众。所以我们明白如何就近神,就像我昨晚解释了如何去到神面前,有关的运作,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他今晚活着,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在今晚的题目上,由于知道你们这里的会众有一位很好的牧师,一位好传道人,我知道你们习惯讲道。站在哈钦斯所传讲的讲台后面,我觉得非常渺小。因为我自己不是个讲员。我讲得不太好,我受的教育不高。我在能为主做的一点小事上信靠主,但我对道的认识,我肯定喜欢把它告诉别人或是我们一起围绕这美好的道交通。
10

呐,在我们今晚所讲的事件的日子里,或者说在亚哈死后,他儿子亚哈谢马上接续了他的位置,行事邪恶;他在撒玛利亚从那地方的栏杆上摔下来,被咒诅了,躺在那死了。

他是个拜偶像的,打发人从撒玛利亚去求告巴力西卜鬼魔的能力,他的将来会如何,藉着他们称作巴力的这个大神,他是否能做到,他们能不能使他的病情好起来。
在他去往他所打发的使者路上时,知晓万事的神呼叫他的仆人以利亚,说:“你去见他们,问他们:’你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以色列没有神吗?’”
当他打发仆人们往回走时,在他们回去的路上……或当他们回去后,他们问他:“为什么你不去带信息呢?”
他说:“我们遇见了一个人告诉我们:’主如此说。’”
于是王问:“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说:“他是个毛发很多的人,腰束皮带。”王知道那是提斯比人以利亚。
11

神从未没有不留一个真实的见证人在地上;他总是在某个地方有一个真实的见证人。从世界开始起,他就有见证人。今天在某个地方,也有神真实的见证人。在我们所有九百六十九个不同宗派中,神在某处有一个真实的见证人。

呐,在古时神有众先知。信息从神而来,神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基督耶稣晓谕我们[来1:1]。呐,道临到众先知。今天,我们有说预言的恩赐,也有先知。
12

说预言的恩赐和先知还是有很大的差别。说预言的恩赐是运行在教会的恩赐,它可能一晚降在一个人身上,另一晚又降在另一个人身上,再一晚又降在下一个人身上。在它能被教会接受之前,必须先由三个不同的人慎思明辨。呐,必须由三个见证人接受它是主的道,接着记录在案;若不成就,会众中间就有邪灵了。那就是为什么我觉得我们滥用了神的神圣恩赐。

在我们家里的教会,我最初……在我们的浸信会教会,当我最初领受了圣灵的洗,被呼召进入事工中,我们竭力向神寻求属灵的恩赐。我们让所有有恩赐的人来,也许是在聚会开始前一个小时。
13

圣灵的恩赐,一个人会说未知的方言,另一个人翻出来……它不能只是引用经文,因为神不用徒然的重复。它必须是直接给教会的某个信息。呐,如果它是给教会的,在它能被接受到教会之前,必须至少有三个属灵的恩赐。那是要叫他们……我们称之为慎思明辨。在圣经中被称为三个拥有辨明恩赐的人。

其中一个站起来,说:“它是从主来的。”
另一个也站起来,说:“它是从主来的。”哦,二比一。然后,信息被记下来,放在我的桌子上。它不能像是:“耶稣快来了。”我们知道这个。或经文宣告的其它事……
14

它是类似这样的事:“告诉,主如此说:告诉琼斯弟兄离开他所住的那个地方,因为那里靠近铁路,明天两点,那里会有撞车事故,他的房子会毁坏。”或者,“告诉伯兰罕弟兄,今晚有某个人从某个地方来,他得了某种病,某种打扮。他会去到他们那里;他们会被救护车带进来,告诉他们这件控告他们的事。那是主如此说。”

呐,如果那些信息被记下来,见证人见证那是圣灵,信息放在讲台上,当教会开始聚会,所有的恩赐在聚会上都有它们的功用。如果没有任何事发生,就唱神的道,唱赞美诗。
15

呐,当我出来讲道,我还在房间里,他们按一个按钮,红灯亮了。也许我整个下午都在里面,祷告,心里带着主的信息出来。我在台上讲信息之前,讲台上放着这些信息。我宣读完了它们,然后继续讲信息。讲完信息后,就是祭坛呼召。

如果写在那里的事情的确成就了,我们就感谢主,为此赞美他。如果没有成就,他们就有一个清理的时间。他们中间有一个邪灵,因为神不说谎,瞧?
恩赐应该这样来运行。呐,所有以恩赐的名义进行的事都要挑选出来。呐,没有人要邪灵在他们身上说谎,做那些事。他们想要真实的;有一个真实的灵。你不需要有那种的灵。神有一个真实的灵给你。所以,你不想要魔鬼给你的那些东西。
16

如果那是错的,所有人要悔改,祷告,禁食,去到主面前,直到那灵从他们所有人身上离开。所有的见证人,还有辨明它的人等等,他们都错了。之后,我们把事情清理了。在我看来,恩赐就应该这样在教会里运行。在我本地的教会里,恩赐就是这样奇妙地运行。

呐,如果那在浸信会教会可行,在五旬节派教会也肯定可行。必须是这样。所以,那就是真诚。你必须尊重那些恩赐,把它们放在该在的位置。
圣经是蓝图,它们应该如何放在一起,该如何运行。这样,你在任何地方都不会有麻烦。一切都会在神的旨意中准确地运行。如果神要什么事说出来,他就会说,并翻出来,陈述它,它也必照神说的方式准确地发生。
17

哦,我们在那些事上看到我们的主行奇妙的事。但那需要一个奉献的生命、顺服的生命等等,需要一个天天靠主耶稣的血洁净的教会,那些事才会发生。

说预言的恩赐和先知之间有很大的差别。说预言的恩赐会在一个人身上运行,然后又在另一个人身上运行,但要被明辨。但先知拥有主的道。先知生来就是先知,瞧?
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他是从伊甸园起就被应许的女人的后裔。你相信吗?摩西生来就是先知。他的出生就被他认出是一个小先知,是以色列的解放者。
施洗约翰在耶稣来到地上七百十二年前,藉着先知以赛亚,他就是旷野呼喊者的声音。
耶利米,神告诉耶利米:“你甚至未在母腹中成形或出来,我就晓得你,己分别你为圣,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1:5]瞧?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罗11:29]。神定下了。瞧?哦,这是何等奇妙的一本书!呐,照看这些事是牧师的职分。我在这里是要向你们传讲神的医治。好的。
18

但不管怎样,在那个日子……只要以色列行在神面前,听从先知,有正确的事,神就垂听他们,祝福他们。今天神在教会也会做同样的事,只要人们触摸他,聆听,循规蹈矩,一切都在基督里直线运行,神就必为教会做同样的事。

呐,神有他的人,就是提斯比人以利亚。通常神在那些日子都有一个主要的人,主要的先知。有时候他会有其他的人,次要的先知。
在以利亚的日子,他知道他准备他的转变。神要接他上去。所以,他去呼召以利沙接续他。他把袍子搭在以利沙身上,在圣灵的默示下呼召以利沙到事工上。
19

呐,当时,他们有一所学校,叫做先知学校,我们今天称之为神学院。他们看见神藉着以利亚所行的大事,所以他们认为他们要为自己办一所学校,培养出一些先知,在全地培养出一些像以利亚的先知。

哦,那是一件好事。但当时这事从未办成;今天也永远办不成。是的。需要神做呼召的工作。这对他们来说是唯一的缺失。神必须做呼召的工作。如果神没有做呼召的工作,先知去就没有益处。但如果神做呼召的工作,不管他去哪里,神必尊重他自己的道。神必与他同在。
20

呐,我们发现这个先知学校,它的结果怎样。我能想象那里的每个先知……当以利亚上去时,我们看到他们没有活出正确的那种生命,因为他们说:“以利亚来访时,对我们这附近太严厉了。”我能想象今天也是如此,要让他们扔掉所有的电视节目、所有的老爱情故事杂志,戒掉抽烟喝酒和这一切的事,打扫干净。

若有什么东西是今天需要的,就是这个。是的。任何星期三晚上不参加祷告会而是呆在家里看“我们爱苏茜”或“谁爱苏茜”,不管是什么,那人需要一个在祭坛前的老式悔改。绝对没错。任何用那些用来自好莱坞的东西降低自己,跟那些结了五六次婚的不道德的人呆在一起、东奔西跑、穿着他们那些不敬虔的衣物乱来,还有他们的那些东西,你竟把那个当作你的榜样?
21

嗯,你应当仰望耶稣基督。你已向那些东西死去,活在基督里。让基督成为你的榜样。

看到我们这个伟大国家正以这样的方式沉陷跌落真是糟糕,几乎所有的节目、电台等等都在播着某种的恶作剧或肮脏的笑话,或讲述某种猥亵的怪事。他们所有的音乐,布吉伍吉舞,不管你怎么叫它,摇滚乐,那些像猫王,亚瑟·戈弗雷一样邪恶的人,那些讲猥亵笑话的人。
你们天天听广播,听着那些东西,然后来教会期待一个祝福。你怎么能期待一滩静止的水给你带来益处呢?某处有一头猪在打滚。我们需要一次清洁。教会需要被主耶稣基督的血洁净,使你思念上头的事和主的再来。
22

呐,那些过着这样生活的。愿神怜悯他们。我不是在轻视他们什么的,只想尽力为教会指明一条路。难怪我们不能像我们所该有的那样有复兴。难怪葛培理那天晚上因这次不能看到一场复兴而哭。

弟兄,在圣灵接管之前,他们需要一次在全国众教会从讲台一直到杂物室的清洁,这是我们需要的。神是圣洁的神。是的。呐,我不相信你可以靠自己的圣洁去天国,你是靠主的圣洁去天国。但你做的事证明了你里面是什么。是的。你爱主,神也想要你爱他。
如果你爱他,就会敬拜他,会爱他。你心里是什么,那就是你所爱的地方,你爱什么。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21]。这是一件奇妙的事。
23

就像我对我妻子说:“那是什么……是一个爱情故事。”呐,当我去海外时,我不会说:“等一下,伯兰罕太太,我现在要给你制订一些律法。我要去海外,你不可有任何别的丈夫;不可跟其他任何男人调情,”所有这些的事。

呐,她说:“呐,等一下,年轻人,我要给你定一些规章。你出去时,不可带任何女人出去。”哦,那还算过生活吗?我不愿那样信任她。是的。我想她也是一样的。
但我们彼此相爱。当我准备动身时,我们跪在地板上,为我们有幸去传福音和做主的工向神献上感谢。我祈求神祝福我的孩子们和妻子并看顾他们;我们站起来,我吻别她,说:“再见,亲爱的,我回来时再见到你。一直为我祷告。”
她说:“我会的,比尔。”这就解决了。
24

哦,如果我……我不管那是谁。即使我认为我可以跟别人出去,蒙混过去,即使我知道她会因此原谅我,我也不会那样做。我太爱她了。我太关心她,不会伤害她。她会原谅我,但那样做会伤害她。

哦,那还只是人的爱,更何况你爱主耶稣的时候呢?你不会……你不会呆在家里听那些东西。你爱主。你不愿伤害他。嗯,你想做的一切事就是为他做事,因为你爱他。即便你说:“他会原谅我的。”是的。他可能会原谅你,但如果你真的爱他,你就不想那样做。
25

我们有太多的先知学校置之不顾。那是事实。我要你注意这些人。当他们在那里时,一天以利沙上去看他们。一个人出去找一些……摘豌豆。他摘了一兜满满的野瓜,把它们煮好了。

呐,一个不知道区分野瓜与豌豆的人算不上是先知,连像都不像。但他把那些东西扔在锅里,开始煮。他们煮东西都没问题。当他们开始吃的时候,其中一个人意识到他病了,他说:“锅中有致死的毒物。”
呐,以利沙做了什么?他们去见他,这人拥有双倍的灵。所以他们去见他,想知道该怎么办。他从未说:“现在把所有的东西都除掉。”或说:“不要那么做。”反而,他去拿了一把面丢在同样的锅中,说:“现在尽管吃吧。有生命在里面了。”
26

呐,带来区别的是面。学校的面就是用某个磨子磨的、奉献给主的素祭。每颗面粒都必须被磨成一样的。那面代表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他被丢进死亡中,总能带来生命。

我们在煮了毒物的锅里需要基督。是的,所有的……我们不需要除掉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和五旬节派信徒;我们只需要一把……或在他们中有一颗充满基督的心,其它所有的旧节目等等就会清除。当基督进去时,死亡就会转变成生命。
27

神学院、学校、宗派,它们没问题;但它们需要基督在里面。会众们都是好人;他们是像你我一样的人,喜爱吃喝,爱他们的家庭,像那样的爱。但他们需要的是基督在他们的生命里。他们不需要用的码尺来测量。基督进来;取代了那码尺。

我是在一个有许多硬木的地区长大的。在冬天,胭脂栎总是留着叶子过冬,橡树也是。呐,春天到了时,你不用出去摘掉所有的……摘掉所有的旧叶子,让新叶子能长出来。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候,让新生命出来;旧叶子就掉下来了。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些,是基督这新的生命,然后世界上所有的事对你就死了。只需要基督在教会里。那就是我们今天需要的:复活主耶稣更多的东西。
28

呐,注意,这所学校,我能想象他们那里的每个人,他们每个人都像以利亚一样拿圣经。你知道。每个人都像以利亚一样用嗓音。那又是模仿的伟大日子。你信吗?

葛培理不久前在路易斯维尔,我告诉你,每个播出的节目,每个人都在说:“主很好地祝福你。”我想那只是人想要像葛培理一样说话,像葛培理或某个到城里来的布道家一样拿圣经。事情就是这样。那是模仿,属肉体的模仿。
29

就是这样。它可能有点伤害人,但我妈妈总是给我……我们从小生活贫困,我们吃肉油做的玉米面包,你知道,就是把肉皮放在一个锅里熬,把油熬出来做的……

每个星期六晚上,我知道我们那个时候要喝一剂蓖麻油。直到今天我还是受不了它。妈妈总是说……我会捏住鼻子,说:“妈妈,它使我太恶心了。我实在受不了。”
妈妈说:“如果它不使你恶心,对你就没有任何益处。”
可能传福音也是这样。如果它一点也没有搅动你……我恐怕今天我们许多人宣称神的大事,只是属肉体的模仿。别人怎样,他们参照那些人的行为,试图把同样的东西放在自己身上来做。
基督教不是模仿,它是一个生命。基督教藉着一个出生而来,当你从神的灵重生,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物;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注意。
30

我们发现每个人都说:“呐,以利亚离去的时候,我告诉你;你知道我是学校的系主任。外衣会落在我身上。当以利亚离去的时候,我会得到它。”

另一个人说:“但你记住,我也是这里的教授。我是心理学的系主任。我会得到它,因为我真的知道如何待人。”每个人……但你知道神做了什么事,神在那里拣选了一个犁田的小伙子。为了显出差别。
也许他不知道他的ABC;也许他不能数到一百,但神拣选了他。有时候人的选择跟神的选择截然不同。
31

一次,他们要挑选一个王。当先知上去时……甚至先知拿了盛了油的角,要膏大卫的一个儿子。你知道,他们把六英尺高的大个子带出来。他们说:“袍子和王冠戴在他身上会看上去很好。”但神拒绝了他。神选择了一个骨瘦如柴的家伙。圣经说:“一个面色红光、穿着羊皮外衣的人,手里拿着一把甩石器,正在牧放他父亲的羊。”

但神不看外表;神看内心。我们试图过分夸张地只想表现在外表,而神看的是内心。阿们!哦,我们今天在任何地方都太需要它了,任何场所。全世界都在腐败。神怎么受得了?
32

但注意,他们出去。当以利亚出来,也正印证了他要离去的时间,他对以利沙说。去到他所在的地方,他说:“呐,你呆在这里;我要上去吉甲。”你瞧,他想要让以利沙灰心。

许多时候,当祝福摆在前面时,魔鬼尽其所能要劝阻我们。我们经历试炼和考验。但是以利沙也有属灵的头脑,他知道他有一个目的,他不想离开以利亚。他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我喜欢这样,喜欢那个决心。
哦,我们从神得到一点东西,一个小时后就灰心了,但以利沙没有。他盼望那个时候。他知道近在眼前了。于是以利亚去了另一个地方,说:“我求你在这里等候,因为主呼召我去别的地方。你只要留在这后面。”但以利沙没有留在后面;他拥有神将要做事的启示。
33

所以,如果有人说:“今晚只管呆在家里看电视。天气太糟,无法出去。”不要担心。如果你知道主耶稣就要来了,哦,不管天气看上去如何或其它的任何事,你都会去教会。你要留在那里;因为我们期望着某事会随时发生。

当我们看到莫斯科有导弹,在不离开莫斯科的情况下能在一小时占领整个国家。只要发射那种带有炸药的火箭,通过卫星和雷达引导能在几千英里外爆炸,落在曼哈顿这里,一次发射三四颗。地上每隔十五英里就有一个一百七十英尺深的坑。你能做什么?
或者一次往主要城市发射一、两百颗炸弹,一小时后,就不再有美国,不再有世界了,一个连锁反应导致彻底的毁灭。能做什么呢?你能跑向什么呢?过去常说:“有了防空洞。”他们现在说:“那是胡说八道。”
34

但我们有一个防空洞。阿们!你知道它是由什么做成的吗?羽毛:在主的翅膀下被带走,安全的防空洞,阿门。

哦!这位先知他没有灰心。他说:“不,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要跟你呆在一起。”于是他们继续向先知学校走去。以利亚说:“你呆在这里,因为我要去约旦。”以利沙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不会离开你。”
他们去到约旦,过了约旦河。接着以利沙转身对……以利亚对以利沙说:“你渴望什么?你呆在身边是为了什么?”哦,我喜欢这样。“你呆在身边是为了什么?你渴望什么?”
35

呐,圣经说:“多多地求。”当然。你知道,我们害怕我们会向神求得太多了。但你向神求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求得过多。你能不能想象一条大约这么长的小鱼在海洋中间说:“哦,我最好省着点喝水,因为有一天海水可能会喝光了。”荒唐!

你能不能想象一只大约这么长的小老鼠,在埃及的大粮仓里说:“我最好每天吃一点点,非常节省,因为我告诉你,在新的庄稼还没有长出来之前,我可能会在冬天结束前吃光了。”哦!
呐,那是……把那个加上一百亿倍,你可以看到你认为会耗尽神给你的丰富祝福,这是多么的可笑。嗯,主说:“多多地求,使你们的喜乐可以满足。”以利沙要多多地求;他说:“我要你的灵加倍地临到我。”哦,何等的问题,何等的渴望!
36

呐,记住,以利亚与以利沙是基督与教会的预表。以利亚怎样被接升天,扔下袍子给以利沙穿,基督也怎样被接升天,赐下他的袍子。

一天,两个门徒的母亲问基督,说:“让我两个儿子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
主说:“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太20:20-23]
她说:“能。”
主说:“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
她说:“能。”
主说:“你能受;你要受。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所能赐的。”
当他受了圣灵的洗,说:“我所做的事,你们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在五旬节时期基督的灵加倍地降在教会身上,因为以利亚所有的双重能力要传到世界各地。
37

呐,以利沙想要找到一样东西;在他的头脑中和心里有一个很深的渴望。当深渊向深渊呼唤时,就一定有一个深渊响应那个呼唤。在鱼背上有鳍之前,必须先有水让鱼在里面游。在地上长出树之前,必须先有土壤让树在里面生长。

在你心里对神有更多的渴望之前,在某个地方就有更多关于神的东西响应那个渴望。
38

不久前我在这看到有个小孩吃铅笔上的橡皮擦,吃自行车上的踏板。他们带他到实验室检查,然后在诊所里检查发现,他们发现他的身体需要硫磺。呐,如果这里有东西呼唤硫磺,就必须有硫磺响应那个呼唤。

事情就像这样。在有受造物之前,必须有造物主创造那个受造物。如果你今晚渴望得到主的医治,就必定有一个泉源在某处敞开。是的。如果你心里渴望圣灵的洗,那么必定有某个东西在创造那个渴望。当深渊向深渊呼唤时,就必定有深渊响应那个呼唤。
39

以利沙,哦,他想要那个灵。虽然他还没得到任何应许,但他知道以利亚穿着一件袍子;他知道以利亚穿着那件袍子。我能看到他站在先知学校所在的山上,神学博士、哲学博士站在后面,看要发生什么事。

但以利沙许多年前穿过那件袍子。呐,以利亚必须长到……哦,以利沙必须成长才能穿上袍子。今天,我们想要修剪袍子来穿上,然而神要修剪我们才让我们穿上。差别就在这里。我们弄反了。
你必须改变你自己来满足神的圣灵。神不会改变圣灵来满足你的愿望,明白吗?但你必须改变你自己。所以以利沙需要几年的时间的成长,才能穿上袍子。他认为袍子会很合身的。他在上山的路上。
40

以利亚转过身。以利沙想要知道的唯一的事就是,他是否能得到那个应许。他想要的就是这个。他说:“呐,我要求你……告诉你我的渴望是什么。我要你的灵加倍地临到我。你要怎么说呢?”

以利亚,受膏的先知,转过身说:“你所求的是一件难事,当你符合条件的时候就会赐给你。”圣灵也会赐给你的。瞧?“有条件,你若能满足条件;就是:我离去的时候,你若能看见我,就必得着所求的。”以利沙想要的就是这个,就是这应许。
如果他知道了应许和应许的条件,他便定睛在以利亚身上。我能想象有人说:“先生,你跟着他干什么?”
“我没有时间跟你说话。我正注视着他。”
41

今天,应许……你们这里许多人病了。这应许是给你们的。你若能信。你就得到了应许。应许就在圣经里面。应许是你们的,但问题是,你让先知学校和别的东西把你从这边叫到那边,告诉你,使你灰心,告诉你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这样的事;那是读心术;那是心理感应,”所有这些事。你听从了它,那就是你没有得到应许的原因。

我能想象以利沙跟着以利亚,其他人都在注视着他。他不会转头看,不会转身说:“喂,伙计们,你们以为我在做什么。”如果他这么做,以利亚可能就被接走了,而他就得不到应许。
42

今天,我们转脸看这个,看状况,看症状……哦,你说:“瞧,我昨晚接受了祷告。你瞧,我的手没有好转。”它永远不会是这样的。是的,先生。你不是看症状;你当看应许,阿们!应许才是关键。看谁做了应许。是神做了应许。神的道才是权柄。是神说了应许。那是他。

你看症状。症状是神所要对付的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症状。若有什么事错了,就是一个男人或女人看着说:“我觉得没有任何好转。呐,他们昨晚在教会为我祷告了,他们相信神的医治,但我没有感到任何好转。”
你决不要凭感觉。耶稣从未说:“你感觉到了吗?”他说:“你相信吗?”看到你把事情都弄混了吗?是你对神应许的信心成就了这事。像以利沙,他想要应许。如果以利亚说他若定睛在以利亚身上,就能得到,他便定睛在以利亚身上。就是这样,阿们!
43

一次,圣经中有个人有一些症状,他名叫约拿。谈到症状,他有症状。呐,他背道了。对浸信会信徒来说,那是个很忌讳的词,但我相信你可以这样说。他背道了。神吩咐他下去尼尼微,他却往他施去了,走更容易的路。

在海上起了暴风雨,波涛汹涌的海面。他的手脚被绑住,被丢出去了。一条大鱼游来,将他吞下去,去到了海底。喂你的金鱼,观察它们在水里游着,直到发现了食物。当它们吃饱了,就沉下去,在海底休息。
44

这条吞了约拿的大鱼沉到海底,躺在那里休息。呐,你谈到症状,这人可有症状。首先,他后退了;其次,他的手脚被绑在身后,他在波涛汹涌的海里,在大鱼的肚腹中,在海底。他往这边看,是大鱼的肚腹;往那边看,是大鱼的肚腹;往任何地方看,都是大鱼的肚腹。你谈到症状,他面临到了。今晚这里没有人处在那个状态。

但他怎么说呢?他说:“它们纯属虚无。我根本不看它们。”他在大鱼肚腹中的呕吐物里转身,海草缠住他的脖子,他说:“主啊,我要再一次仰望你的圣殿。”不是看症状,而是看圣殿。为什么?
45

当所罗门奉献圣殿时,他祷告说:“主啊,你的民若在任何时候陷入患难,仰望这圣殿祷告,求你从天上垂听。”约拿否认那一切的症状,称之为虚无,因为他对奉献圣殿的所罗门的祷告有信心。

如果约拿能在那些环境下那么做,更何况我们看的不是所罗门的圣殿,而是看的是天堂,耶稣坐在神的右边,用自己的血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当然不看症状,我们否认症状。没有这样的事。我们接受神的道,定睛在应许上,继续前进。
当你领受圣灵时,魔鬼会竭力说:“你什么也没得到。”哦,魔鬼所知道就这些。瞧?如果你听他的,你就输了。而是要定睛在应许上。
46

我能看到以利沙,他上了山,以利亚在他前面走着,他定睛在以利亚身上。有人在一边叫喊,一些先知学校的人在约旦河对岸叫喊。他只是定睛在以利亚身上,继续走。

一些人说:“等一下;等一下。你知道,我是某某教授。”
“我不管你是谁;我得到了应许。我要继续走。”
他说:“你知道吗,牧师……”
“我不管你是谁,我定睛在应许上。”
就是要这样得到它。定睛在应许上。是那样的。持守它;抓牢它。是的。不要软弱无能、拿不定主意、进进出出、上下起伏,像柠檬里的虫子。而要定睛在应许上。神这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神这么说了;据我所知,事情就得到看顾了。神这么说了;他必须持守他的道,神的道跟神一样是永恒的。所以,以利沙定睛在以利亚身上。
47

不久,天上传来了响声,好像五旬节传来的响声一样。火就像在五旬节的日子一样降下,把他们隔开。正如当时在五旬节一样,基督在门徒中间分开自己。

但是以利亚踏上这辆火马拉的车离开了。当年轻的先知站在那里,站在那里抬头看,喊着:“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突然,有东西落在他身上,正好适合他:是以利亚的袍子。
弟兄,今天也是这样,任何仰望在上的人都会说:“神的儿子主耶稣基督啊,你赐下了应许。”对此要真诚,留意你的周围是否适合。它刚好适合以利沙。他做了什么?脱掉自己的衣服,撕成碎片。电视节目和所有的胡说八道都在那里结束了。所有世俗的事、电影、喝酒、抽烟、赌博、说谎、肮脏的笑话,一切都在那里结束了。他把自己的袍子撕成碎片丢下,说:“我进入事工了。”阿们!
48

那正是今天我们需要的。他转过身,回头看向众先知。阿们!这是第一步:把它穿在身上,得到应许;把它接到你心里。然后他转身,向前看……弟兄,虽然他穿着一件二手的袍子。他大步地走着,得胜者和祷告的人都在他后面。当他走向约旦的时候是何等的感受。弟兄,求神怜悯!

我们今晚也在走向约旦河。我们必须站在约旦河。我也很高兴穿着一件二手的袍子,不是我自己的义袍,因为它没有任何用处,而是主的义袍。我信靠他。主穿过这袍子,赐给了我。我很高兴得到它。
49

我要把自己裹在主的义中。

我知道有一个大黑影摆在我们面前。朋友们,今晚我们每个人都会面临这个。你的每一次心跳,你就离那叫做死亡的大门近了一步。将有一天你的心要跳最后一次,然后就走进去了。
作为你们的传福音者和仆人,我晓得我也会走这一步。我会面临的,不管我对此如何传讲。我都要面临,但当我面临时,我不想凭着自我称义的破布过去。当我看到我最后一次心跳来到时,我走进那扇门,我要把自己裹在主的义袍里,我知道,我在他复活的大能中认识他,当他从死人中间呼叫时,我的名字会被叫到。今晚那是我生命中首要的事,就是在他复活的大能中认识他。他活着并且作王。通过他的赦罪,他圣灵的触动,他的运行和行动,我认识他,我知道那是他。
50

以利沙穿着袍子走到那里,当他到了河边时,你注意到吗?他脱掉了袍子。袍子没问题。

弟兄,今天许多人想要穿着名叫做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的二手袍子走下去,被疑惑的虫子蛀了,满是破洞,类似这样。你决不要试图穿着那个过约旦河。那行不通。肯定的。虫蛀穿了。
也许约翰·卫斯理的时候行得通。那对他的日子可能有用,但你别想靠做一个卫理公会信徒的想法下去;你也别想靠约翰·史密斯的袍子下去;不要靠马丁·路德的路德派袍子下去,或是靠天主教神甫及其袍子。你不要靠今天的这种五旬节派下去。
但是弟兄,当以利沙到了那里,我们发现他脱掉以利亚的袍子。那不是某种袍子,但他做了什么?他知道所有的人都在注视他。他不能信靠以利亚的袍子,但他说:“以利亚的神在哪里呢?”阿们!
51

我们有了五旬节,但五旬节的神在哪里?五旬节派的在哪里?复活的耶稣基督在哪里?谁能证明他今晚活在人们中间吗?哦,你在每个教会宣称五旬节。你在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所谓的神召会和其它每个教派里宣称五旬节。但五旬节的神在哪里呢?那是下一件事。不要信赖你所穿戴的那件虫蛀的、磨破的、名义上是五旬节的袍子。那行不通。

几年前别人穿着它可能有一道火焰,但是,弟兄,它在你身上行不通。这需要五旬节的神。是的,先生。
52

以利沙站在约旦河边,哈利路亚!他站在约旦河边,说:“以利亚的神在哪里呢?”他知道神在附近。他脱了袍子,扔在水面上,我告诉你,水从这边到那边分开了。我想知道有时候五旬节派、浸信会、长老会等等,站着看见复活的主耶稣基督运行在大能中,他们宣称要亲吻神珍贵祝福的杯,怎么能闭口不言?继续按照他们的方式生活呢?

五旬节的神运行在人们中间。朋友们,我想知道审判的日子我们要怎么交账。我想知道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巴不得你意识到耶稣基督仍然活着并作王。
53

二手的袍子,但当你来到约旦河边,你必须得到五旬节的神。他想要以利亚的神。如果神的仆人做神的工,他就必拥有神的能力。如果五旬节穿的是五旬节的袍子,就必拥有五旬节的能力和五旬节的神,不然就没有任何益处。

你可以随意自称是五旬节的,但五旬节的神在哪里呢?没错。是的。先生。显现在他们面前的神在哪里呢?那天晚上,保罗在船上,所有的希望都没了,是谁临到他,使一切都安全了呢?主的天使临到他,说:“保罗,不要害怕。你一定会被带到凯撒面前。看哪,所有这些跟你一起航行的,我都赐给你了。”[徒27:22-25]
这个小犹太人走到甲板上,两臂被枷锁拷着,两脚上了铁链,走出来,摆手说:“当刚强壮胆。”阿们! “我所侍奉的神的天使,昨夜站在我身旁,说:’保罗,不要害怕。’众位,我信神,事情会按照他告诉我的成就。”
54

我们需要的不是五旬节,而是五旬节的神。男人女人们,你们正走向约旦河。你们每个人都要走向约旦河。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对我们一些人来说,可能是天亮前。

但我告诉你;时候要到,你需要的东西不只是某个教会被虫蛀的袍子。你需要早期时代将教会点着火的神。你必须要有那些在早期时代穿这袍子的人所拥有的异象。但新的学校进来了,袍子上被疑惑、迷信、神学等等咬出洞了,以至那东西一点用处也没有了。要呼求五旬节的神。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的,真的。
55

神的仆人必须呼求神。他必须倚靠神,不是倚靠他的教会,不是倚靠他的袍子。他必须倚靠神。神要求他做不可能的事。为了做不可能的事,你必须呼求神,要神的大能来行不可能的事。如果我们是弥赛亚的仆人,我们就必拥有弥赛亚的能力。

他向我们应许了:“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我给每根结果的枝子提供能量。”哈利路亚!就是这样。这就是了。是的,先生。
56

将在某个早上,我会去到河边。当我去的时候……也许所有伯兰罕家的人……如果我能活到年老,我希望我会,长长的胡子和头发垂着……当我到了路的尽头,我知道我已经尽力了,我已经打完了最后的仗。我想要脱下头盔,放在约旦河岸上,河水拍打着头盔的边沿。我想放下盾牌,拿起信心的剑,插回到永恒的鞘里,呼喊:“神啊,差遣你生命的船只,今早我要回家了。”

正如诗人说的:“他能看见亚当翻过身,摇了摇夏娃,说:’亲爱的,醒一醒,他来了。’夏娃伸出手,抓住塞特,说:’醒一醒,亲爱的,他在这里。’塞特抓住亚伯拉罕,说:’醒一醒,亚伯拉罕,就在这里。’”将有一个早上,当约旦河水开始拍打河岸的时候,将有一个伟大的觉醒时刻,。我要认识这位走过约旦河的神,而不是穿着某件被虫蛀的袍子。
57

不久前,我讲到发生在瑞士的一件事。大约一年前,我在瑞士,去到那些高大的阿尔卑斯山,在那里有个我们曾经在历史上都知道的名字,现在几乎被遗忘了。你们跟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女人都记得,我们在学校里学过。那是阿诺德·温克里德的历史。何等大能的人!

在那些日子,瑞士人离开了,上去那里,那个小国家的山上没有矿石,但他们有小农场。他们仍然那样生活,是一群甜蜜可爱、住在山顶上爱主的人。
58

一天,入侵的敌军来了,所有的瑞士人聚在山脚下的一块地里,保护他们山区的家园。入侵的敌军以许多受过良好训练、带着枪矛盔甲的人进来,每个人都像一座石墙一样走向他们,进来要消灭瑞士人,强奸他们的妇女,杀死他们的婴孩,接管他们的家园,夺走他们拥有的东西。

瑞士军队聚在那里,没有任何打仗用的东西,只有铁叉、旧镰刀片,以及他们能捡起来打仗用的东西,没有盔甲,没有打仗用的东西,而是无助地站在山旁边。他们做了什么呢?这支大军像一座石墙一样走到了他们周围,踏着步子走来。
59

人们无助地站在那里,就在最后那个大黑暗的关键时刻,阿诺德·温克里德走出来,说:“瑞士人啊,今天我为瑞士献出我的生命;今天我要拯救瑞士。”接着他说:“在山那边有一幢白色的房屋,我可爱的妻子和孩子在那里等候我回去,但他们永远也看不到我了。因为今天我要为瑞士献出我的生命。”

他们说:“阿诺德·温克里德,你要怎么做呢?”
他说:“只管跟我来,用你们拿到的东西尽力打。”他怎么做呢?他叫喊,双手高举在空中,扔下武器,说:“为自由开路!”他观看,找到枪矛最密集的地方,跑进那些枪矛中,放声叫喊:“为自由开路!”
他抓住一把枪矛,扎进自己的心脏,倒下死了。如此英勇的英雄举措激发了那支军队的力量。这些人拼命地跟随他,尽他们所能地打仗,将那支敌军赶出了他们的土地。直到今天他们都是自由的。
60

嗯,你可以在瑞士那里提起他的名字,泪水、热泪就会为他们的英雄顺着脸颊淌下来。如此英勇的英雄主义的彰显在地上很少看见。但那还不怎么样。

就像一天发生的其它事。当人类……亚当的子孙被逼到了角落,疾病、痛苦、罪恶腐蚀他们,吞噬他们,像工头一样把他们赶去地狱,魔鬼破坏了他们拥有的一切。神赐给他们先知;他们却除掉先知。神赐给他们士师;他们却除掉士师和君王。各种事,神做了一切……赐给他们律法;他们根本不守律法。一切能做的事都做了,亚当的族类无助地站立。
61

疾病、病症、痛苦、罪恶,各种东西把亚当族类的那群人困在绝境中,无人能对此做什么。他们无助。魔鬼和他行进的大军走来了,装备良好,有能力,超自然的东西。一群普通人站在这里什么也不能做。这时天上发生了一件事。一位叫耶稣的—神宝贵的儿子走出来了。

他对天使和弟兄们说:“今日我要舍命。我要拯救亚当的族类。”他下来,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
一天,站在那边的各各他,他看到任何人生最宝贵的部分;人类生命最黑暗的部分是死亡。人人都惧怕死亡。
当拿撒勒人耶稣跑去抵挡阴间的一切魔鬼,抓住死亡,刺入自己的怀里,胜过了死亡,差遣圣灵回来,说:“拿起这个,尽力地做,解放人们。”
62

我告诉你:我们必须争战,我们有最大能的武器。魔鬼取笑它,说:“没有这样的事。”但你今晚拿起来,接受圣灵,打败一切罪恶和疾病的魔鬼,不管是什么。我们已经使魔鬼跑在了被征服的路上。是的,有一天,伟大的元帅要来,罪恶、疾病和痛苦将要结束。都被征服了。

我们这些有圣灵在我们自己的产业上,葡萄树……葡萄树上的枝子有圣灵,以圣灵给教会提供能量。我们被吩咐往普天下去,传福音,赶鬼,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看哪,我与你们同在,带领军队到世界的末了,我要显明自己活着。因为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阿们!
神的教会啊,你们相信吗?如果你们相信,就让我们今晚全心地接受,尽我们里面的一切相信,相信基督的公义。哦,我们听从他的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罗10:17]。现在,让我们祷告一下。
63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在一切的光辉和能力中看到我们救恩的元帅主耶稣,膏抹他的教会,差遣他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他们要行大神迹奇事。我必与他们同在,向他们彰显自己。我要显明自己活着,信徒要看见我,直到世界的末了,但不信者不再看见我。”

父啊,你所做的那应许今天是有用的。我定睛在那应许上,正如以利沙定睛在以利亚身上。你说:“看哪,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所行的事,你们也要行。”我知道那些应许是真的。今晚,我们把希望和信心集中在那应许上。你说你要这样做。这些年神学和经文已经被教导给人们了,但现在是晚上的时候了。现在是万事复兴的日子。
64

天父,我们祈求,愿你今晚在这里以复活的大能、带着复活的祝福彰显自己。愿每个知道和认出那是你的人,主啊,愿他们把希望放在应许上,看到你应许了他们,你从死里复活,你的确复活了。你说:“我直活到永永远远。”你是活的。“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是的。

你说:当时做的事,将来也要做,直到你再来。是的。你在每个原则上都跟从前是一样的。你今天也是一样的。我们因此爱你,主啊。
愿这里这个教会和这些人今晚看到你持守你的应许。你不但持守了你的你会复活应许,并会与我们相会,你还持守你医治病人的应许,拯救人们脱离污秽的灵,将圣灵浇灌在渴望的人身上。圣经中的每个应许都是真的。那是神的种子被种进人的心里并被人藉着信心相信。
主啊,今晚应允,愿你彰显自己。当我们今晚离开这里时,愿我们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65

我相信神,相信他是神。凡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神,且信他赏赐切切寻求他的人[来11:6]。

呐,对你们一些新来的,可能有些陌生人在这样的教会里。可能不……他们可能不在这里敬拜主,会众赞美主,说他们所说的事,举止对你可能有点古怪。但是朋友,如果你领受了他们拥有的东西,你就会有同样的感觉。翻开圣经来看。瞧?
66

今天就是那日子,正如我说到那些先知们拿起圣经在模仿。这是一个模仿的伟大日子。下个礼拜把你的台阶漆成红色,看看你的邻居会做什么,他也把台阶漆成红色。戴一顶黑色的小帽子到教会,看看你的邻居会做什么,他们也会戴一顶黑色的帽子。买一套很漂亮的新衣服,留意你的邻居会问你是哪里买的。这是模仿。他们想要攀比,想要比得上。

弟兄,我不管我的裤子是不是跟外套配套,或我的衬衫是不是跟领带配套。我想要我的经历跟神的圣经相配。那是教会应该有的那种相配。绝对没错。我的主从死里复活了,他今晚活着。他也是你的主。他在这里要祝福你,帮助你。
67

对我来说圣经就是这样的。它要么是真理,要么是谬误。如果它是谬误,我就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是的,先生。我想要……如果它是谬误,我就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如果它是真理,我就准备为它死。是的。要么是这样要么是那样。神加快这日子,那些自称是基督徒的要么是真基督徒,要么成为他们一开始所说的。我宁愿是个不信神的,也不愿是伪君子。是的。

要做你自己。如果你相信基督,就说:“是的,”不要只是:“哦,我相信这个,我相信那个,我……”要么全部信,要么一点也不信。要么是神的道,要么不是神的道。如果神没有写它,那就……如果有一部分是错的,那么另一部分也是错的。是的。
68

多少人曾听过莫里斯·雷赫德?这里有谁听过?嗯,他是一位伟大的主席……基要派的主席。哦,苏丹宣教会,世上最大的宣教会。他站在一个受过教育的印度人后面……(然后我们就叫祷告队列。)他站在那里。我说过了吗?我想我昨晚在这里是不是讲过了,是吗?

莫里斯·雷赫德,他现在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在事工场上传福音,全备的福音。当他……他说这个印度人受过教育,是个优秀的男孩。他来这里学习,我想是电气工程什么的。他受了教育,非常聪明杰出的男孩,一个伊斯兰教徒。
69

当他开始渡海回去时,雷赫德先生对他说:“孩子,你受了教育,回去要成为你国家极大的帮助。呐,为什么你不放弃你所事奉的那个死去的老先知,接受复活的主耶稣基督,把耶稣当作你的救主带回去呢?”

伊斯兰教徒在那里站了一会儿,说:“仁慈的先生,”他说:“耶稣能为我做的比穆罕默德能做的更多吗?”他说:“呐,他们两个都写了书,我们都相信。我们的书是可兰经;你们的书叫圣经。你相信你的书,我相信我的书。它们都应许死后的生命。我相信穆罕默德讲了真理,你相信耶稣讲了真理。除了穆罕默德以外,耶稣能为我做什么是穆罕默德做不到的?”
嗯,他说:“嗯,首先,你瞧,穆罕默德死了,耶稣活着。这就是差别。”
伊斯兰教徒说:“好的,先生。耶稣活着吗?我想看到你证明这点。”
70

哦,雷赫德博士说:“我意识到我遇到的不是一个糊涂的人;我遇到了一个知道自己在讲什么的人。”

他说:“耶稣活着吗?不,他死了,就像穆罕默德死了一样。他不是活的。”
雷赫德说:“嗯,等一下。我们知道他活着,因为我们心里感觉到他,我们有喜乐,知道他要再来。”
他说:“嗯,等一下,雷赫德先生。伊斯兰教能产生跟基督教同样多的心理学。我们有同样多的快乐,同样多的叫喊,同样多的喜乐,知道穆罕默德有一天要来,正如你们知道有一天耶稣要来一样。那又怎么样呢?”那是事实。
雷赫德先生说:“嗯,等一下。”他说他当时就知道了,“那男孩不是个容易打败的人。”
71

他说:“哦,”他说:“但是等一下,”伊斯兰教徒对基督徒说,他说:“雷赫德博士,仁慈的先生,”他说:“我不想取笑你的宗教。我尊重每个人的宗教。”但他说:“你瞧,雷赫德先生,”他说:“穆罕默德只应许了死后的生命。那正是我们所信的。你们的耶稣应许你们教师说,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你们就要跟他做一样的事。呐,我们等着看你们教师行出那个,那么我们就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在你们那样做之前,他就还没从死里复活。”

哦,雷赫德说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说:“哦,你是指像病人得医治吗?”
他说:“是的,这是一件事。”
他说,雷赫德说:“哦,你也许是指《马可福音》16章吧。”
他说:“是的,先生,那是我所讲的一处。”
72

雷赫德说:“呐,在《马可福音》16章,呐,更优秀的学者明白。呐,没文化的人接受剩下的内容,但我们知道《马可福音》16章从第9节起,耶稣在那里说:他们要赶鬼,说方言,手按病人等等。我们晓得,我们更优秀的学者知道那部分的圣经不是默示的。它是梵蒂冈写的,不是默示的。”

你知道伊斯兰教徒说什么吗?他说:“是吗?你读的是什么样的圣经呢?所有的可兰经都是默示的。”
那正是所谓的基督教的软弱。他说:“《马可福音》11章又怎么样呢?’凡你们愿意的?’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又怎么样呢?”
雷赫德说:“哦,耶稣说:’我所做的事……哦,”他说:“你瞧,我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那是更大的事。”
他说:“你们传了。你们有两千年证明他活着,三分之二的世人还从未听过耶稣的名。要是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二十四小时后每个人都会知道。”
73

啊哈,你谈到失败!雷赫德博士说:“伯兰罕先生,”他说:“我无法回答了。”

伊斯兰教徒说:“先生,当你们证明耶稣是活的时,让我看看他用你们这些教师做他应许你们要做的事,我就相信你们。伊斯兰教徒就会相信你们。”那是事实。我见过它被证明。我知道他们会。那是世人所要的。美国都被那么多的教育抛光了,他们站着听哲学博士琼斯先生和所有了不起的人谈论鲜花等等。
74

神啊,怜悯!我们需要的是福音。福音是圣灵的大能和明证。那是世人……我们去建教堂。耶稣从未说:“建一所教堂。”指给我看经文。我们去建学校。他从未说:“建学校。”我们建医院。他从未说:“建医院。”然而我们这样做了。那些没问题。我丝毫不反对这些。我们做了这些事。

但耶稣从未说做那些事。我们做了他说的事……那些他吩咐我们不要做的事,我们却做了,或者说他吩咐我们做的事,我们却拒绝做。我们当传讲并证明福音的大能。那是三分之二的世人还从未听过福音的原因。
75

雷赫德先生站在房间里,他在我自己的房间里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他说:“我见过五旬节派信徒踢翻家俱,撕毁它,类似的事。”但又说:“我见过……我有足够的学位,能够贴满你的墙壁。我小的时候,七岁开始学习圣经。我把生命献给了基督。”

他说:“我以为当我拿到了文学士,基督就在那里面。我拿到了文学士,却不是那么回事。后来我被按立了,还不是那么回事。当我拿到了哲学博士,我以为那样就行了;却还是不行。我拿到了所能想到的各种学位、名誉学位,甚至可以贴满你的墙壁。”但他说:“在这一切之中,基督在哪里呢?教师们错了吗?”
我说:“先生,我不想说教师们错了。但我说他们忽略了一样东西,就是主旨。他们忽略了房角石。基督不住在文学士、神学博士或哲学博士里;对一颗愿意接受基督的心来说,基督住在复活的大能里。”
76

他说,他说:“伯兰罕先生,我能在这里领受圣灵吗?”

我说:“只要你愿意满足神的条件。”
他说:“我不管是什么。我想认识基督。”在那里,我按手在他身上,在房间里为他祷告,他倒在神的大能下,倒在那里的小咖啡桌上,打破了桌上的玻璃杯,领受了圣灵的洗,今天在工场上传讲神的医治:莫里斯·雷赫德博士。
77

我在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去见我的朋友唐·韦尔斯,南方最大的浸信会。他领受了圣灵的洗,那些人中有两百多人在那个浸信会教会领受了圣灵的洗。

几个星期前,那里一所大神学院的一位路德派心理学系主任下来批评我,因为我说魔鬼不能医病。他取笑我说魔鬼不能医病。
他说:“哦,我要向你证明魔鬼能医病。我们有个身上有妖精的妇人住在城里。人们去她那里,她从头上拔几根头发,捅破他们的血管,涂血在头发上,走到河边,然后把头发搭在肩上,回到屋里,如果她……如果她转身观看,疾病就回到人们身上;若是没有,她就把鬼赶出去了,大约百分之三十的人痊愈了。你还说魔鬼不能医病。我为你感到羞愧。你还没出生我就在传福音。你还年轻了一点。”
我整个四十七年……他说:“我传了五十年福音。”
我说:“那我为你感到羞愧。你对圣经的认识不如这个多。”我说:“确实,这个妇人……人们痊愈了;但巫婆跟医治没有任何关系。”
78

今天地上有人说:“我手上有医治。摸它,摸它,摸它。”各种类似的事。那是胡说八道!那是心理学。

但那些前来的可怜人,他们认为他们在就近神,神必须尊重信心,我不管是在哪里。他们藉着巫婆就近神。他们认为他们从那里过来是来到神面前。神必须尊重那信心。
那是为什么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来,说:’我不是奉你的名赶鬼吗?’”等等。
那人听到这话,说:“我想要你来我的学院。”博兹先生是这事的见证人,就在明尼阿波利斯一所路德派学院。
79

我去了那里,我的经理跟我一起去,坐在斯堪换纳维亚人的一个大地方,这些路德派的学生都坐在那里。

他说:“伯兰罕先生,我看过这些聚会,我为说你是一个高雅的占卜者道歉。”他说……他就是那样叫我的,一个高雅的占卜者。他说:“我为此道歉,我想要你我告诉我,我和这所学校的人怎么才能领受圣灵的洗?”
我说:“路德派教会将会做什么呢?”
他说:“我不管路德派教会说什么。我想要神。”
我说:“你们都是同感吗?”
“是的。”
我说:“把桌旁的椅子撤到墙边,靠着墙开始祷告。”我走过去,按手在他们身上。七十二个路德派学生和系主任一同领受了圣灵的洗。那是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是的。
80

那是什么?男人女人正在渴求神。日子就在这里。圣灵在这里;从死里复活的耶稣在这里。不要毁谤他。那是亵渎,而是要接受他。他今晚在这里。我相信基督,你们呢?是的,先生。

有伪造的;确实是。什么使……什么使真东西真呢?是因为有伪造的。如果我看见一张假钞,我就知道必须有一张真钞,假钞是仿照它造的。魔鬼确实做模仿的工作,但是也有真实无伪的圣灵的洗,真正复活的主耶稣,他忠实于他的道;他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
81

现在让我们祷告。呐,朋友们,还有一件事。我想,明晚,我要么讲道,要么叫祷告队列。我又留你们迟了。但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昨晚有多少人在这聚会上,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多少人不在,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哦。那是……昨晚在这里的人都在哪里呢?我们不……

事情就是这样,朋友。听着,就一会儿。如果一个人告诉你说他是医治者,他就错了。我必须花点时间向你们新来的解释这点。
82

听着,没有人是医治者。基督是医治者。瞧?关键是我们对基督在各各他已经完成的工作的信心。那是我们个人的信心。救恩、医治和每个救赎的祝福都包括在内,救赎中的每个祝福就是曾在堕落的一切。我们在堕落中失去的一切,都在各各他被恢复给我们了。

疾病是什么?是罪的属性。所以,你不可能面对罪却没有面对疾病,因为疾病在罪之后来,是罪的一个属性。绝对是的。呐,不要说神让人生病,因为你把问题搅乱了,像那个路德派信徒做的。瞧?你不能那样说。
83

那天有人说,一个传道人对我说:“哦,伯兰罕弟兄,这真是一个祝福。哦,我看见许多病人坐轮椅。神想要他们生病,他让他们生病,这样就能显示他的祝福。”

我说:“呐,如果那是真理,那么,耶稣基督来到地上时,就打败了神的目的。他医治了每个接触到的人,像……”是的。
弟兄啊,那话太空洞了。瞧,行不通。你最好面对事实,即你不相信圣经才那么说,就是这样,因为……要么是害怕走出来,向神挑战他的应许,像以利亚做的一样。对吧。
84

呐,基督是什么?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他在地上时,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是吗?是的,先生。他说:“那不是我,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事。是他行的医治。”对吗?

耶稣站在那里,他们质问他那个在约翰福音5章19节里的人,我们昨晚讲过,就是那个把褥子像这样扛在肩上……当耶稣经过所有生病的人,却医治了这一个人,然后走开,他被质问这事。他被质问。我们昨晚讲过了这点,他在这点上是如何被质问的。
耶稣怎么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对吗?“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有多少圣经读者知道那是真理,耶稣是那么说的?
85

呐,根据耶稣自己的话,他不做什么事,除非先看见父做事的异象。对吗?《约翰福音》5章19节,“我实实在在地(就是绝绝对对)告诉你们: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然后我去做他指示我做的事。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呐,就一会儿,然后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

当耶稣在地上时,他没有宣称要医治人。他所做的唯一的事,他观察,看父告诉他什么事。然后父……
86

一天,腓力去找拿但业,绕山三十英里,领他回到耶稣所在的地方,就是他站着的地方[约1:45-51]。就引述一处……

他回来,耶稣看见了他们。他们可能在祷告队列里,或者在会众中,不管是在哪里。耶稣看着他们,看着腓力和拿但业,说:“看哪,这个心里没有诡诈的真以色列人,。”嗯,这使拿但业吃惊。耶稣怎么知道他是以色列人,怎么知道他是个信徒、正统信徒呢?
嗯,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昨天你在树底下祷告,我就看见你了。”
呐,这个以色列人怎么说?他说:“你是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王!”
耶稣说:“因为我告诉你这话,你就信我吗?你将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l1]
87

呐,犹太信徒相信什么?像我们今天一样的大教会,他们说:“他是算命的,是别西卜。”对吗?他们说:“那就是他。他是占卜的,或别西卜。他正在读他们的心思。那是心灵感应。”

耶稣对他们怎么说?他说:“你们说话干犯我,我赦免你们;但当圣灵来了,做同样的事,你们若说话干犯他,就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因为他们说他有污秽的灵(对吗?),称神的工作是污秽的灵。
呐,耶稣说:“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呐,这要么是真理,要么是错谬。我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如果他今晚来,在你们会众中间行他在地上时在人群中所行的同样的事,你们会接受他吗?你们愿意说:“我要接受他,相信他,相信他活着,要把我所需要的赐给我”吗?
88

呐,照我这样的方式说了或传讲了之后,很难。我并没有打算说那么久。但刚好我讲了这么久。现在,我们要祈求神与我们同在。呐,我相信小伙子们说他们发了一百张卡。昨晚我们选了前面的一部分卡。今晚,我们从一百张卡的后面部分开始,我们要……明晚,我们要从卡的其它地方开始,下一个晚上,再从别的地方开始。不管我们这样去哪里……

呐,我们今晚从五十开始。好的,看看你们的祷告卡,看看谁有50号祷告卡。有人吗,请你举手?女士,过来这里。51,请你……[原注:磁带空白。]
89

伯兰罕弟兄,这是将你自己交给圣灵,把你自己交出去。呐,不管主怎么在我身上做工,他也必须在你身上做工。如果你不能把自己交给主,他就不能藉着你做工。是你的信心;是你的信心。如果你得了医治,那是你自己个人对基督的信心;不可能是我有的任何医治,因为人不是医治者。甚至医生也不是医治者。没有一个药物能医治。明天我要向你们证明这点。

呐,我要你把医生带来,说药物能医治,我会让你看他的举止多么可笑。瞧?没有一种药物能医治简单的重感冒。每年几千人死于重感冒。没有东西能医治……基督是唯一的医治者。“我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出15:26]没有一所医院医治,也没有一种药物医治,神行所有的医治。
把这种药给一个人,药会杀死他,而另一个人却好了,同样的药物,同样的疾病。主是医治者。
90

呐,这是病人吗?是这位女士吗?好的,你过来这里一会儿。呐,我想先看一遍这里的祷告队列。呐,我跟你们会众是陌生人,不是指弟兄姐妹这方面,但作为彼此认识的人,我跟你们是陌生人。我想,除了我坐在这里的、正在录磁带的吉恩弟兄,会堂里没有一个我认识的人。我儿子约瑟和我的儿媳,哈钦斯弟兄在这里大概是我在整个教会里认识的人。

呐,你不需要来讲台上得医治。你可以在你所在的地方得医治。你不需要来讲台上得到圣灵的服侍。你可以在那里说话。
91

一次,有个妇人穿过群众,摸了耶稣的衣裳,回去坐下,否认她做了这事。但耶稣说:“我虚弱了。”他环顾四周,直达找到了她,告诉妇人她的血漏得医治了。对吗?肯定的。

呐,主今天是一样的吗?如果是,他今天必做同样的事。呐,我们有一位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的大祭司。所以他今天能在你所在的地方医治你。好的。
92

呐,站在我身旁的女士是个陌生人,我不认识她;她不认识我。因此,我们只是站在这里。她是个基督徒;我是个基督徒。我们一生中第一次见面,今晚又是圣经场景的画面,井边的妇人。多少人曾听过这故事?呐,让我们看看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不是一样的。

父告诉他上去,不要……他本来要去耶利哥,但他去到了撒玛利亚。当他在井边坐下时,一个是撒玛利亚人的妇人出来打水。他对妇人说:“请你给我水喝。”奇怪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吗?
妇人说:“你们犹太人求撒玛利亚人那样的事不合宜。我们没有来往。”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他继续跟妇人交谈。那是真的吗?交谈。他在做什么呢?捕捉妇人的灵。然后他发现了妇人的问题是什么,是吗?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
93

妇人说了什么?现在,仔细听。你们新来的,她说了什么?她说:“我看出你是先知。”呐,她说:“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必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耶稣说:“我就是他。”
如果那是当时弥赛亚的迹象,也是今天弥赛亚的迹象,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对吗?
呐,这绝对是一样的场景。呐,妇人站在这里。神差遣我来纽约。我不知道。他只是差遣我来这里。妇人上来讲台。我从未见过她,对她一无所知。她站在这里。
94

呐,弥赛亚可以通过一个属神的恩赐降下,向这妇人揭示她站在这里的目的,她的病是什么,跟他对那妇人所做的一样。如果他愿意这样做,对你们所有人来说这仍是弥赛亚的迹象吗?你们会相信吗?你们从未见过这事的,你们会相信吗?请举手,说:“我相信。”

呐,这女士是评判者。呐,如果主知道你,姐妹,你知道我不认识你,对吗?呐,我是个陌生人。如果主能向你揭示你的病或你在这里的目的……我不知道。你知道这点。但如果他会藉着我揭示……向我揭示你在这里的目的,你会相信你会得到所求的吗?你会相信吗?哦,愿主应允。我想要大家现在安静。保持十分安静,十分敬畏。
95

只是……女士知道有件事正在发生。如果任何人……弟兄,你在这里展示过主天使的照片吗?他们已经看过了。好的。呐,那正是现在在她周围的东西。瞧?那道光进来了;女士进来了,如果他们仍然能听见我。女士正在离开我。

我看见她。她患了极度紧张的病,十分紧张。呐,她手上有东西,看不见,但那东西像是什么鼓起,像是皮疹,那东西搅扰她,引起了这个精神紧张。是真的。对吗,女士?如果是,请举手,如果是,好的,好的。
96

呐,你相信吗?注意,如果我再跟她交谈,就会说出更多的事来。但这让我冒汗了; 使人太虚弱了。这是个异象。此时我能知道她有什么病的唯一方式是把磁带倒回去,找出主对她说了什么。但是有一件事。

呐,只是要跟妇人交谈,让你们知道有一样不同的东西。只是跟她交谈,也许主会显示别的事。这是在捕捉她的灵,将我自己交给圣灵,他站在我们中间,只要交托。他接管我,开始使用我的声音说话。
97

主说,他在教会里设立了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我们不能只说这个,不说另一个。我算不上是传道人,但我被呼召了。我生来要做这事。它进入了我整个的生命中,从未失败过一次,也永远不会失败,因为它是属神的。

呐,女士,藉着神的恩典,主又要跟她说话。她离开我了。我又看见她了。她走在地板上,看起来相当紧张。她正看着她的手。她手上有东西像有些症状,是皮疹。她的头脑里有某种问题。伤害了……她的头脑里有窦病。还有,她有胃病,胃里有个肿瘤。那是因一次摔跤引起的。那绝对是的。
现在,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夫人?呐,那是主,那位曾在井边的。呐,我能医治这妇人吗?当然不能。我可以为她祷告。我可以祷告,但我不能医治她。现在让我们为她祷告。
天父,不管这妇人需要什么,如果撒但捆绑了她,我们藉着耶稣基督的名采取主动,要求他离开这妇人,奉耶稣基督的名被赶出去,阿们!现在欢喜快乐地去吧,女士。好的,女士。
98

呐,那应该解决问题了。那应该解决问题了,你相信主耶稣基督。如果圣经说:“你若能信……”你说:“哦,她是感情激动。”也许是,如果你同样的病得了医治,你也会有点感情激动。如果你……如果你带着敞开的心站着……留意当他们相信时脸上的表情。他们站在那同在中不可能不知道这点。瞧?那不是我,而是主。

呐,当她将感谢归给神时,现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挑战这里的每个人看这边,全心地相信,看神会不会叫你归向他。瞧?我是指,多少人没有祷告卡想要得到医治?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没有祷告卡的,请举手,到处都有吗?瞧,就是这样。嗯,到处都是。
99

呐,你瞧这边,你们没有祷告卡,不能进到队列里,只要相信,要有信心。

呐,站在这里的女士跟我是陌生人。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是。呐,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但神知道。他知道……他在创世以前就知道你。他知道你生命中的一切;他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
如果主告诉我你渴望从他得到什么,你会接受并相信吗?呐,如果你有什么事……可能是财政;可能是家庭;可能是……可能是疾病。我不知道。主知道。呐,神迹就是……如果我说:“轮椅上有个残疾的人。”你会看,说:“哦,是的,肯定的。我看见了。”但这看上去像个健康的妇人。她在这里为了什么呢?
100

她可能是个骗子。如果是,留意看她发生的事。瞧?看会怎么样。瞧?留意发生的事。多少人曾见过当一个骗子走上讲台时发生的事?是的,先生。有个晚上,一个人走上讲台,想要对我施魔法。这家伙走遍军营,向人施符咒,使他们像狗一样吠等等。当时圣灵转过来,说:“你这魔鬼的儿子。”他当场就瘫痪了,那是三年、四年前,他今天仍然瘫痪。瞧?是的,先生。

不要试图……这不是玩弄教会。你是在圣灵的同在中,瞧?这不是人,而是主。我们可能没受过教育,是一些简单的人,但这是神呼召我们到事工中来做这事。这是主的工作。
101

呐,女士,我希望我能以某个方式帮助你,姐妹。如果我能帮,却不肯帮,我就是个畜类,你知道。但我想要帮助你。我想要看到主为你做一件有益的事。

呐,如果我能将自己交给圣灵。我说:“呐,你是个基督徒。”因为你的灵临到我。瞧?呐,我把你的灵置于我的控制下,瞧?你不能隐藏自己的生命,即使你现在要隐藏,瞧?因为这是在神面前。
102

我看到你是……你也相当紧张。你得了……你的病是……你的头有毛病。是在你的脖子上、肩上和背上。它是由你的一次摔跤引起的,产生的。是的,不是吗?现在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你现在得了医治,必好了吗?上前来。

全能的神,创造天地的主,永恒生命的作者,祝福这妇人,我奉你的名祝福她,祈求她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去吧,愿主耶稣赐祝福你,将他国里最好的东西赐给你。
现在要保持十分的敬畏,不要……只要保持十分的敬畏。全心地相信。
103

耶稣说:“你若相信,我就能。”但首先你必须相信。

等一下。请我们的黑人弟兄后退一点。有一个异象出现在那里,就在底下。是一位女士在祷告。我看见了。嗯,是的,紧张,妇科病……你相信耶稣基督使你痊愈吗?在你右前方,现在按手在你旁边的女士身上。就在那里,在这里。不,你旁边的女士。是那样的。瞧?不,戴红帽子的女士,按手在那里的女士身上,瞧?好的。
我们的天父,奉主耶稣的名,我们祈求这个拯救。我祈求全能的神此时使它成就,藉着神的荣耀,奉耶稣的名,阿们!
104

我只能看见一个妇人,但这妇人看上去年轻,另一个看上去年老,我认不出是在哪里。是在这人头上。我能看见异象。那是坐在末端的女士。好的。你现在可以去到你的位置上。神祝福你,女士。你简单的信心触摸了主的衣裳。你不是坐在那里为那个结束祷告吗?你坐在那里为那个祷告,不是吗?如果是,如果你正在为那个祷告,请站起来,让人们知道。瞧?

我怎么知道她在祷告什么事呢?祷告让我叫到你。那就是主做这事的原因。阿们!呐,你得医治了,可以回家去得痊愈,阿们!神祝福你。是什么做了这事?妇人触摸了主的衣裳。她没有触摸我;她触摸了主。主只是使用我的声音回话。我们是枝子;他是葡萄树。那是他经过,他只是使用我的声音,正如他使用我们的眼睛和手等等。
105

呐,这里的女士跟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她,一生从未见过她。我们完全是陌生人,是吗?是的。呐,我很高兴黑人姐妹站在这里,因为今晚有许多黑人在这里。你能看到神不偏待人,不偏待种族。他造了我们所有人。我们的肤色等等跟它毫无关系。

主告诉井边的妇人……这又是井边妇人的一幅完美图画。这是一个白人男子和一个黑人女子。瞧,是的:一个犹太人和一个撒玛利亚人。今天在南方,他们有种族隔离,像当时一样。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当时有种族隔离。但耶稣让妇人知道神不介意他们的种族隔离。神,当他们谈话时……所有人都必须在圣灵和真理里敬拜神。
106

好的。我们是完全陌生的人,互不认识,神知道我们俩。如果他向我揭示你站在那里的目的,你会相信吗?如果神对你们的黑人姐妹这样做,你们在底下的其他黑人会全心相信吗?好的。愿主祝福你们。还有一个对比,两个种族的人,明白我的意思,同一位主耶稣爱我们彼此。

你的病是在肋旁。不大,是个肿瘤,你右侧腰部有一个小囊肿。是的。你手按在它上面的那一刻,在我说到它之前,愿主应允别的事,让会众和黑人看见这事出于主耶稣。你全心相信吗?
你不是从这附近来的。你是从一个叫纽约州牙买加的地方来的。呐,你的名字是以斯帖和刘易斯。对不对,对吗?你相信我是……你说主知道彼得他们。你相信他是同样的基督吗?好的,上路去吧,姐妹,主耶稣使你痊愈了,奉耶稣的名。阿门。
107

你全心相信吗?你若能信,就能得着你所求的。

小女士,坐在那里赞美主的姐妹,你患的病是……失眠,紧张。需要服安眠药入睡,对不对?好的,你相信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吗?你接受吗?坐在那里祷告,相信,如果是,请举手。好的,瞧?好的,今晚回家去睡觉,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打发你去,阿们!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而要相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耶稣说:“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但首先,你必须相信。
108

女士,你若相信,疝气和精神病就会离开你。你若相信,坐在那里、在你后面穿红外套的,你若全心相信,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

你说:“你在读他们的心思。”不,先生。她的信心触摸到了主耶稣。是的。你若能信……条件是,你若能信。它不是给不信者的;是给那些愿意相信者的。阿们!
得了高血压,是吗?但如果你全心相信,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坐在你旁边的,你的腿有病,坐在那里的腿有毛病。但你若相信,耶稣基督能使你痊愈,阿们!阿们!
109

主在这里运行。哦,太奇妙了!“你若能信,”这是主说的话。你相信吗,女士?全心相信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在这里的目的,女士,你会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呐,这是天使说的话:“你若能让人们相信你……”不是相信我是他,而是相信他差遣我帮助你。我只是他的声音。瞧?我只是他的声音,藉着异象,就像看你相信所看见的东西。神祝福你的心。好的,愿主应允你的要求。

女士,你有一个十分好的要求。首先,你紧张,确实很紧张。你正在寻求一样东西。你在寻求神。你想要更近地与神同行。你想要圣灵的洗,那是……是的,你……瞧,它要离开你,你必得到圣灵。
110

瞧,撒但欺骗夏娃的时候,夏娃正在寻找新的光。所以,要谨慎,往前走;我想为你祷告,愿神赐你圣灵的洗,将你渴望的赐给你。过来这里。

主耶稣,应允这妇人的祝福,愿她领受圣灵。愿今晚在她自己的家里,主啊,这是可行的,或在教会里。应允她得着,我奉基督的名祈求。阿们!去相信,姐妹。主知道。他知道你追求的是什么,不然他不会向我揭示。呐,神……[原注:姐妹跟伯兰罕弟兄交谈。]是的,姐妹。嗯。是的,是的。你瞧,或许这正是神在这所做的。你会好的。只要去相信神;你去全心地相信。
111

过来,小家伙。一个很好的小男孩,哦,我肯定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想要问你一件事,孩子。你是一个模样俊美的小家伙。呐,你知不知道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因为在神国里的,正是这样的人”?小孩子是神国的样板。他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不要禁止他们。”

112

呐,如果耶稣今天在这里,你走到他所在的地方。你听说他在布鲁克林,你来到他那里,他到你这里,他必知道你,是吗?他愿你……什么是你的……[原注:磁带空白。]渴望来这里。它就好像恩膏临到时我转过身。我不想解释它。你不能解释它。我对它的认识不比你们多。但看上去是从这个去到那个。就像主想要呼叫你。但如果你打破疑惑的阴影外壳(你瞧?),那是唯一阻碍你接受他的东西。当仰望主。

这个可爱的小男孩站在这里;他也许病了或什么的。我不知道。他站在这里。但那可怜的小男孩……呐,愿主应允。如果他应允,多少人今晚会向主做一个承诺……如果神……让小男孩作评判者。如果神,如果他对那孩子说话,说出男孩的生命,或他的未来,不管是什么。
呐,如果我来这里说:“哦,主说你会痊愈。”哦,你有权利怀疑。但当主走过来,我说:“下个星期你会好转,两个礼拜后,你必好了。”你有权利怀疑。但当主下来,告诉你说你以前是什么,你知道那对不对。瞧?你知道。接着他告诉你将来是什么。你就能相信;因为那正如其他的一样真实。他是神。
113

呐,多少人愿意对神说:“今晚我要丢弃一切疑惑的阴影,相信你,如果你揭示这个小男孩,让我们在你一切的大能中看到你是同一位复活的主耶稣,我就接受。”让我们看看你们向神举起的手。你正在做这个应许。好的。愿主耶稣应允。整个楼上的,你们每个人。

呐,这是一个小男孩。你知道有多好……我看到他穿一件整洁的外套,系着小领带,穿着小西裤。你知道我想到了什么?远在南非的土著人家里。那里的小家伙可能从未穿过衣服。他们甚至不知道哪是左右手。朋友们,那就是我离开美国人的原因。我的心为非洲燃烧。
114

他们从那里出来……我看到三万个手里拿着偶像的土著异教徒一次性接受耶稣基督作个人的救主。主在那里的黑人中间赐给我们很大的事工。我要回去。

几个晚上前,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孩来到讲台,她必须像这样走路。我说:“主啊,如果你将这个年轻女孩的愿望赐给她……”因为之前我在异象里看到非洲的那些工场像那样在等候。因那异象我看不见女孩。看上去有一个呼召去非洲。圣灵降临,告诉她,她出了一次车祸,头上的神经断了。她不能听,或不能说话,或一侧不能动。
我说:“圣灵啊,如果你今晚在这大群会众面前显一个迹象,你赐给这个女孩完全的听力,我就做返回非洲的安排。”
不等我说完这话,女孩发出一声尖叫,张开双臂,割裂、切断的神经完全正常了,叫喊:“妈妈!妈妈!妈妈!”哦,那样太好了!
115

呐,这里站着一个小男孩。我对他一无所知。但是,你在神的承诺下,我在神的承诺下,把自己交托。

呐,小男孩,我只想跟你谈一会儿,不使你……我只想看圣灵马上医治大家,你知道我的意思。好的。
呐,小男孩,我正在看着你。就像彼得、雅各和约翰……像圣经中彼得和约翰经过美门。他们对那瘸腿的说:“看我们!”那不是指看他们是什么人,而是注意他们说的话。瞧?“看我们!”
先知以利沙说:“我若不看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你。”[王下3:14]但他说:“给我找一个弹琴的来。”圣灵便降下来。
116

[原注:磁带空白。]肌肉。他的肌肉得了病。他到处看过。我看见他去看医生,医生甚至不知道是什么引起的,或是什么病。我看见他从医院出来,进进出出不同的医院。他甚至因此做过一次手术,对他没有任何益处。那是魔鬼的咒诅。是真的;是吗,孩子?如果是真的,请向神举手。

呐,说到医治他,我医治不了;但神能。是的。男孩被阴暗笼罩。瞧?只有神能做到。你们在这房子里的,这里有许多人被阴影笼罩。但神能除掉那咒诅。“他们可以奉我的名赶鬼。”耶稣基督在这里。你们相信吗?那么,让你们所有接受的人都得医治。你们每个人都相信吗?
当我为这孩子祷告时,你们互相按手,让我们看圣灵要做什么。在祷告队列中,各个地方,互相按手。孩子,在各处低头,要真正地奉献给神。
117

哦,天父,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将你的祝福降在这群人身上。你运行在祷告队列里,在会众中,在各个地方。人们认出了你在这里。当这些事藉着圣经传给他们时,他们知道人不能做这些事,拿撒勒人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显明自己活着。

118

这里站着一个小男孩,站在这里,一个埃塞比亚男孩。魔鬼捆绑了他。撒但啊,你向医生隐藏了,但你无法向神隐藏。我靠着永生的神命令你从他身上出来,由这男孩去。离开他!我们奉基督的名来,作为基督受死和替代受苦的代表站立着。基督复活了,他今晚在我们中间。

你知道这点,所以你被揭露了,从这群会众中出去。你这鬼魔,离开这群人!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离开这群人,从他们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每个全心相信的人,低着头,闭上眼睛,这样说:“主耶稣,进入我的心里,挪去所有疑惑的阴影和这条被虫蛀的疑惑旧袍子。我丢弃它,凭信心把自己包裹在圣灵里。我是亚伯拉罕的后裔,称无为有。我相信我得医治了。我承认基督。”
撒但,从这些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将赞美归给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