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125M 二手的袍子

1

我跟牧师在交谈;我说……我昨天请他打电话给我;我后来发现,我就……整天都没有电话,我想:“哦,不知道哪里出错了?有件事……一切如此安静。”不久伍德姐妹打了几个电话来;原来是我的电话没有响。如果你们有谁打了电话……电话通了,但没有发出响声;所以,问题是在交换台。他们昨晚大约八点或之前一些修好了,电话……现在电话通了。

2

我们很高兴今早能来聚会。我得了重感冒,通常我回家都会得感冒。在齐腰深的雪里跋涉,夜晚睡在外面,离开这里时从未想到这个,但只要你一翻过新阿尔巴尼那座山,一进入这山谷,我马上就得了重感冒。那是……我不知道,这山谷里有一些东西让我们压抑、消沉,我一点也不适应。

呐,正如我说的,我们很高兴来到教会,听我们亲爱的好牧师为我们向主耶稣献上他恳求的话。听到……听到有那么多病人和有需要的真令人难过,魔鬼太猖獗了,使大家生病了。
一位女士为她后面的姐姐站了起来。我知道塞尔斯姐妹跟她在下面。现在医生送她回家等死,但她仍然相信她会得医治。她的情况非常非常严重,我岳母也是一样。她现在七十岁了,情况非常严重。当然,这附近有很多疾病。但也有一位圣灵在这附近(你明白吗?)医治我们的疾病,巴不得我们能蒙他的恩惠。
3

呐,由于我的喉咙酸痛,不是酸痛,而是有些沙哑,我不想讲道,只是从神的道上跟你们谈一会儿,然后开始为病人祷告,我答应了要这样做。但在这样做之前,我想通知几场聚会。在我的聚会中,我有一些反对派,不是反对派,而是一些误会。许多时候,我的聚会不像许多事工场上的弟兄一样有很多的途径,比如电台、电视、杂志等等。正因为这样,有人会说:“伯兰罕弟兄要来这里。”呐,就在今天,已经有三个地方,三个不同的地方,宣布说我这个礼拜要去他们那儿了。一个在肯塔基,两个在加利福尼亚;这是我知道的。你对此也做不了什么,因为我没有其它正式的途径;所以这就使事情变得有些难。

4

如果刚好有人是从肯塔基州麦迪逊维尔那里来的,上个星期他们宣布说我会去那里,而我对此却一无所知。我回到家,他们已经宣布了,是一个叫埃塞斯的弟兄发的通知,我相信那是他的名字,他是心地诚实地这么做的。他打电话给我,问我们能不能下去成为一个祝福,从他的会众那里得到祝福。他打了电话;我告诉他问摩尔弟兄。哦,我不得不离开。我告诉他,当天我就得离开。哦,摩尔弟兄没有让任何人知道,或是没让我知道,或是没让我妻子知道。于是我上去爱达荷州,回来,聚会正在举行。所以我在那期间看到……不能从路易斯安那州为这里发生的事作安排。所以我自己就接管了安排的事务,为聚会作自己的安排,直到我的聚会……我有点……

哦,我不知道,我想承认对魂有益处,你们不这么认为吗?我对这些事一直太不上心,只是任由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随便去。我发现这样划不来。过了很久你把……你必须有个体系来安排它。
5

现在我想要作安排,我想看到阿诺德太太。当我在这里举行聚会时,路易斯维尔有一个非常好的人。他的名字叫杜万弟兄。他想要一两个晚上的聚会。我想这个星期的某个时候见她的小泰迪,我相信是泰迪·阿诺德。

下个星期六和星期天,若是可以,若主愿意,我想去麦迪逊维尔。他们那里有二十五、三十个传道人,他们都在那里,其中一个是从七百英里以外来的。哦,没有人在那里,不在那里……不是我自己的过错,我只是……因着误会或忽略了打电话给他。下个周末,若主愿意,我想下去那里。
5号和6号,我在纽约的布鲁克林。然后从……14号、15号、16号在西弗吉尼亚州帕克斯堡,昨晚和今早刚作了那两个安排。呐,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在列表上,但我不知道。接着假期就到了,我们要去西海岸,他们正在安排大礼堂的聚会。呐,这些是小聚会,像在高中和类似的地方。在西海岸的那场聚会将是两个城市的,联合城市,奥克兰和旧金山的聚会。
接着是凤凰城的代表团,由于罗伯茨弟兄今年无法去那里,我要在凤凰城整个马里可帕地区的聚会上接替他。那是联合的努力。请为我祷告,因为我需要。我晓得每次信心一竖立起来,魔鬼就会掉转地狱的每支枪口对着它了。你明白吗?所以这会让聚会非常艰难。
6

今早要为病人祷告。呐,我们要读一些神永恒的道,从圣经中讲一会儿,然后为病人祷告。

哦,我太喜爱谈论主,你们呢?我很爱谈论主。呐,我要从圣经中读:《列王纪下》2章12节,一部分的经文。
12以利沙看见,就呼叫说:我父啊!我父啊!以色列的战车马兵啊!
呐,取一个主题或题目,我想传讲“二手的袍子”。当我们今早对你们谈论时,愿主加添他的祝福。你们要为我们祷告。
7

当以色列在这地统治期间,以色列是一个国家,是个有能力的国家,在军事方面,它有一段和平的时期;但在属灵方面,它是一段模仿的时期。如果我们回头看旧约,总能找到今天发生之事的借鉴。在圣经中,现在发生的事总是起初发生之事的原型。

呐,《创世记》产生了今天世上的一切东西。世上的东西,没有一样不是在《创世记》开始的,因为它是开始。在那里开始了每个主义。在《创世记》开始了一切开始的东西。真教会在《创世记》开始了;假信徒也在《创世记》开始了。冷淡是在《创世记》开始的。《创世记》是开始。
8

呐,当以利亚治理或以利亚在地上行走的期间,他是神给当时的先知。神决不会不给自己在地上留下一个见证人。神总是在某处、某个地方有一个他可以握在手上、当作见证的人。如果从《创世记》开始以来,神就那么做,他现在肯定也在某个地方有一个他能握在手上的人。因为他是……现在不止是一个人了;他有许多他能握在手上的人,因为我们到了聚集的时候,收割的时候。

《创世记》是撒种,这六千年是庄稼成熟,现在种子已经变成了种子本身。它经历了开花,从开花到果实。现在是收聚的时候,收获的时候,所有伟大的事件都开始了。在《创世记》开始的真教会到了结果的时候,圣灵的果子。在《创世记》开始的敌基督也到了它结果的时候。我们正处在这必死人类世界的整个时期就要结束的时候。
我们……这是所有人或者说所有人生活过的时代中最伟大的时候,就是这个时候。这是一个震动的时候;对罪人来说是麻烦的时候,但对基督徒来说是奇妙的时候,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正在整装待发,或者说是聚集最后一点努力,回家与主相会。呐,人们今天,你环顾四周,就会看到这个国家正在面对极大的麻烦和困苦。
9

几个晚上前,我跟一个人交谈,他是一个在这里这些观察站负责监视的特工,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刚接到政府的指示,如果炸弹落下,不用再建议大家趴在不靠窗户的地板上,或去地下室,因为这种新炸弹,他们可以用无线电引导,从莫斯科直飞到路易斯维尔第四大街,击中大街。只要发射,它里面有瞄准目标的东西,发射后能飞行好几千英里,被卫星和雷达从俄国的莫斯科引导,准确地落在路易斯维尔第四大街。它会击中那里,不需要使用飞机或任何东西,只要从这里发射,就会落在那里。它会在地上炸出一个一百七十五英尺深、方圆十五平方英里的坑,十五平方英里。”

除了飞上去,你做不了任何事了,当那些时候来到时,这是唯一要做的事。想一想,若是他们想的话,他们可以一次发射五十或一百枚导弹。我想,在空中从那里飞到这里,要六十、八十分钟,哦,是秒,一切就结束了,整个东西的毁灭就会发生。在路易斯维尔和亨利维尔之间,在路易斯维尔和巴兹敦之间,或在那底下,就没有任何东西剩下了,地上只有一个坑,一堆尘土在那里;那就是剩下的东西,此外,在那些地区周围,会向外延伸,燃烧到许多英里以外的地方。当一颗炸弹落在那里时,另一颗又会落在别的地方,爆炸的范围最后都连在一起了。
10

我很高兴我们有一个避难所。“耶和华的名是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不管有多少的炸弹,或多少其它任何东西,我们是安全的。对于没有这个避难所或这个安全地带的世界和罪人来说,那是震动的时候。我相信,如果我不是基督徒,想到随时可能发生的事,我会疯掉的;家里满了孩子等等的东西,我却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我太高兴我能站在我家里,向他们介绍炸弹或其它任何东西无法击中的避难所。那是在主耶稣保护的翅膀下。“主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4:6]瞧?那是我们的保护。

知道生命中所有的罪、挣扎和试炼很快就要结束,那是何等荣耀的大好时光啊!有朝一日这些都要完结,我们要回家,与主同在。现在剩下的一段时间就是传福音,尽我们所能多领人进入这个伟大的坚固台。
11

呐,今天,我们看到我们功课的模式,以利亚在他治理或在地上行走的期间,他是个大有能力的人。神以大能的方式、以大能使用他。我们发现,在这期间,有一群模仿者想要模仿以利亚,想要做以利亚做的事。所以,我们今天发现同样的事:模仿的基督教,想要举止像基督徒、想要把自己变成基督徒的人。你不能那么做。必须是神做那事,瞧?他是唯一能做那事的。

他们建了一所学校,称作先知学校。他们都上去先知学校,教育人们。我能想象,那里所有的传道人都跟以利亚穿同样的外衣。我能想象他们设法模仿他的声音,他说话的方式,他表达自己的方式,大家都想要做同样的事,因为以利亚是神所用的一个伟人。
我们今天发现同样的事。不久前我在听电台广播,自从葛培理到了路易斯维尔,他们那一带到处都有了葛培理,几乎每个人都想要模仿同样的事:把头发梳成同样的样子,穿同样的衣服,同样的声音等等。但你不能那么做。你必须是你自己,是神造你成为的样子。是的。所以我们发现,当时也许发生了同样的事。
12

呐,神看见,预先看见以利亚的日子屈指可数了。他像每个人一样,在地上生活了一段时间。神要给以利亚一个接班人。神这么做了之后,就呼召了这人。当神呼召他时,他不是在神学院里,他在田里用牛犁田,在服侍或照看父母。神呼召他做以利沙或以利亚的接班人。也许学校里有许多人认为自己肯定是以利亚的接班人,当以利亚的事工一结束,他们就要穿上他的袍子。但神做呼召的工作;神做选择的工作;神做拣选的工作;神做设立次序的工作。

神在教会中设立了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神自己做那些事。我们不能叫一根头发变黑或变白;我们也不能用思虑使身量多加一点。神本着无限的恩典,藉着他的拣选和预知,设立了这些事的次序,使每个轮子正确地运行。我喜欢这样。今早,我若不相信神的拣选和呼召,就会是一个灰心的人。
13

如果我认为这世界是由人的能力、人的智慧、四巨头、联合国和根本不提神名字的人来决定它的结局,那我就是一个灰心的人。但我不指望那些东西给我什么结局。我是看这本古书的书页,是神把它写在那里的,一切都要照神所说的方式成就,就是这样。我要做的唯一的事不是跟那些东西一致,而是跟各各他一致,跟神一致,跟神的道一致,持守在神的道中。不管看上去如何,必须那样,必须是想要它成为的样子。它不可能是别的东西。因为神是无限的,从起初知道末了,他使万物都来赞美他,是的。万事都互相效力。万事都得各就各位。

嗯,那岂不会在基督徒里面制造勇气吗?没有一样事会出错。毕竟,它不是我们的圣经,是神的圣经。它不是我们的智慧,是神的智慧。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把我们的信心和信任放在那里,安静坐着,看神的荣耀。瞧,它怎么运行到它的位置上,每个轮子都在里面运行。它可能从这边分散到那边,但当神说出道来时,它就必进入到正确的位置上。神从起初知道末了;他知道他要选择谁;在世界被造以前他就知道以利沙要接续以利亚。一切都必须正确地运行。
我们担心我们的亲人等等,他们会进来吗?如果他们的名字创世以前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他们就必进入那里;那是唯一可能发生的事。我们作见证,发光;神做事,把光带给他们。
14

呐,注意以利亚。他把袍子搭在以利沙身上,让他试穿。换句话说,先知以利亚,他的肩上披着神的外衣,他下去,把外衣搭在农夫以利沙身上,看适不适合他。他用了大约十年才使自己适合那件外衣。你知道,神常常把我们放在店铺里,修剪我们。呐,神不修改他的袍子来适合以利沙;他修改以利沙来适合袍子。那正是他今天做的事。他修改我们以适合袍子,不是修改袍子来适合我们。有时候,我们想要让袍子适合我们;但我们不能那么做。你必须为袍子而改变自己。那是神的袍子,神使袍子完全了。我们必须……他必须把我们带到那个领域,使袍子适合我们。

我们无法让自己完全;我们知道我们不能。我们没法完全,然而主说要我们完全。所以,神所做的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挽回祭,就是主耶稣基督和他的义。完全就是从这里来的,不看我们自己的圣洁,我们没有圣洁,不看我们自己的想法,不该是自己的想法,但我们庄严地安息在主耶稣已经完成了的工作上。神差他到地上来,我们就是安息在他里面。
15

注意,这些年,据我们所知,那袍子好像受洗一样,披在以利沙身上只有一次。但他被召之后的这些年,神铸造他的性情到一个地步,使他适合那件袍子,成为主的仆人。后来以利亚经过,把袍子搭在他身上,他们起身往吉甲和其它许多地方去,他们去了先知学校,在路上,继续旅行。最后以利亚想要叫以利沙回去。你注意到了吗?想要叫他回去,说:“孩子,也许这路对你来说有点太陡了,也许对你来说有点太窄,难以行走。”你知道以利亚在哪里,直截了当。不管神真实的仆人在哪里传福音,都是直接、毫无搀杂的福音,不管在哪里传讲。

16

哦,一天,他上去那里的先知学校,访问他们,他们请他离开。他们说:“对我们这儿的人来说,你讲得太直截了当了。”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一个更直截了当的福音,把麦子与糠秕分开,或把对错分开,称对是对,错是错。这些人带着他们的经验和一切,打发人出去摘些东西吃,其中一人找到了一根野藤,摘了一些野瓜,马上在他们教会的锅里煮出了致死的毒物。首先你知道,他们叫喊:“锅中有死亡。”但是以利沙拥有双倍的灵,知道要怎么做,所以他放了一把面到锅里,说:“现在继续吃吧。”换句话说,他们……

17

今天,在一个预表中,我想到我们有了许多的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路德派信徒、五旬节派信徒和别的信徒,大家都混在一起;一个跟另一个争斗。我们不需要把整个都倒掉、废除;我们需要另一把面。保留同一个教会。面是从家里或那里的学校来的,面就是人们拿进来的素祭;是初熟的庄稼,用一种特别的磨,把每粒麦子都磨成一样的面粉。

呐,这面是一样的,预表了基督。面是生命。当基督的预表即面,被磨好了,一样的意思,是指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面和素祭。他们把这面放进去,把基督放进死亡中,便带来了生命。就是这个带来了差别。在我们死的形状上,在我们的分歧中,在我们教会的争论等等中,只要我们把基督带进去,就会把死亡和隔离变成生命,只要我们那么做。
美国有一千九百万浸信会信徒;美国有一千三百万卫理公会信徒;美国有一千一百万路德派信徒;美国有一千万长老会信徒,只有神才知道有多少天主教徒,超过了任何的宗派。但在这一切当中,我们需要什么?一把面。我们需要把生命带给教会。基督就是生命;他来带给我们生命。
18

所以,他们有自己的争论、学校和神学等等。以利亚告诉以利沙:“你最好回去吧,因为道路可能有点艰难。”但一个曾面对,或者说神公义和能力的袍子披在他肩上的人,让他回去是不容易的。

当我听到牧师今早说我们的……许多人变得灰心了。弟兄,我们需要的是鼓起勇气;我们需要的是得到鼓励,是的。试炼可能会来;神从未应许我们要免除试炼,但他必赐我们恩典通过试炼。如果山太高,翻不过去;太深,通不过去;太宽,绕不过去,神却会赐我们恩典穿过去,是的。不要担心,只要定睛在基督身上,因为他是唯一能领我们过去的。
19

呐,我们看到以利亚,他们继续前行,到了学校。他说:“你现在留在这里,在这里定居,做一个优秀的神学教师等等。也许有一天你会成为学院的系主任。但我必须再往前走一点。”你能想象一个属神的人满足于学院的系主任,而神的大能就在他的周围吗?不,先生。他说:“只要主活着,你的魂活着,我就必不离开你。”我喜欢这样。持守住,不管有多少挫折来自你的妈妈、爸爸,或来自你的牧师,持守住。

20

他们继续往约旦河走去。他们过了约旦河,以利亚说:“呐,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以利沙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他知道他有工作要做。他说:“双倍的灵,”不只是一个美好、温暖的经历,不只是一次很好的握手或跟教会的其他人一次美好的团契;我所要的是现在最好东西的双倍。
我告诉你,当神设立一个人来做一个世界性的工作时,这人必须拥有一些比这世界更好的东西;他必须拥有一些比教会更好的东西;他必须去得到双倍的。如果说曾经有一个时候需要双倍的,就是今天在人们的领域里。更好的东西,更高的东西。我认为豆子和玉米饼子非常好了,但有时候我必须爬得更高一点。我们那么做;我们必须那样;我们必须继续攀登。以色列人如果继续呆在同样的地上,那就是在后退。他必须前进,不然就是后退。教会也是这样。
21

他们走着,不到几分钟,以利亚说:“你所求的很大;虽然如此,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就必得着所求的。”

呐,必须是单纯的动机,单纯的心,单纯的眼睛,定睛在应许上。如果你今早病了,如果你在受痛苦,有一个伟大的应许,不是通过以利沙,而是通过神自己。“你若能信……凡你们祷告祈求的,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可11:24]不管医生说什么,不管这件事怎样或那件事怎样,要单单定睛在应许上。
以利亚给了他一个条件。“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它就必临到你。”有一个应许。“你若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9:23]
22

有时候,我看自己,觉得自己的生命简直是个像海蜇一样软弱的人。我等候,结果导致成千上万人错过了进神的国,因为我等候,说:“神啊……”我太倚靠一个属灵的恩赐,说:“主啊,如果你显给我看,如果你给我一个异象看要做什么。”神赐给我异象,然后我又转过身,让人说服我做别的事。哦,我从未觉得像这次这样,我感受到这是一个信心,我们必须走出去,因为这是个应许。他所做成的事,他所行的医治、神迹那么多临到,甚至让他的照片在我们旁边被拍下来等等,这是从有世界以来人从未知道的。而我却像个海蜇一样站在这里,甚至让我都对自己灰心了。这是定睛在应许上的时候了。靠着神的恩典,那正是我打算做的事。我意识到阴间的每个魔鬼都会向它射击。但靠着神的恩典,我打算定睛在应许上。

23

以利沙说:“你若……”以利亚说:“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就必得着所求的。”是的。你必须定睛在它上面,留意应许。如果……

如果他从学校出来,往回走,说:“喂,伙计们,我现在怎么办呢,继续跟在先知后面吗?”那会怎么样呢?他可能就失败了。但他不管学校怎么想,或所有的教师怎么想。他不管邻居或家人怎么想,不管谁看他。他的信心持定在应许上。
今天我们需要的就是对神应许的信心,不去理会这个人说什么或那个人说什么。正如一位弟兄说的:“一个传道人有两个哑巴女儿。他们批评神的医治。孩子不能得到医治。”不要理会批评者;持守你的信心在应许上。神那么说了。“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雅5:15]如果神能使一个又聋又哑的人听见,他也能使另一个又聋又哑的人听见。我们藉着绝无错谬的证据知道神能那么做。持守我们的信心在应许上,保持我们的眼睛单纯,耳朵单纯,心单纯地持定在耶稣基督身上;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他所应许的他必能做成。哦,当我们想到那个时,当我们明白这点时,整个场景就改变了。
神做了应许,神是那位说出应许的。呐,这里是神的代表这么说了。现在是神亲自这么说了。我们能做什么呢?除了专注在应许上,没有别的。
他说:“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就必得着应许。”以利沙定睛在以利亚身上。不管什么从旁边叫喊,不管两边发生什么,不管前面、后面发生什么,他连看都不看;他定睛在应许上。就是这样。你定睛在应许上。
我想起那天晚上我们看望的女士,斯黛尔姐妹,医生告诉她说她病得多严重。不是告诉她,是告诉她的亲人,说她不可能痊愈了。呐,弟兄。她的女婿问我这事。我说:“如果她能定睛在应许上……”不管发生什么,都当定睛在应许上。
24

几个星期前,这里的伍德姐妹和伍德弟兄,他们是我们在教会里的两个亲密朋友。我跟我的朋友利奥和吉恩在密歇根州。我们离开了芝加哥的聚会,去到他们一些人那里打猎,用弓箭打了两天的鹿。回来的路上,我妻子拉住我,说:“为伍德太太的妈妈祷告。癌症正在吞噬她的脸。我从来没有看到伍德姐妹如此惊慌,她在哭。”

自从神医治了伍德姐妹腿残疾的儿子,又医治了她的肺结核等等,她就一直是个信心的英雄,但她现在泄气了。那天晚上在房间里我们祷告了。伍德姐妹进来,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要过去……”我们去见她在路易斯维尔的妈妈。她的鼻子边上得了癌症。医生进行了处理,结果把癌症扩散到了鼻子的四周,离眼睛只有八分之一英寸了,只剩下骨头了,癌症吞噬得很快。
25

走进房间,我跪下来,说:“我想单独跟她谈谈。”我走进房间,跟妇人一起祷告。在房间里,我想:“神啊,只要你显给我看一个妇人会发生什么事的异象。”

伍德先生和太太坐在外面等候,看异象会说什么。但我在那里时,受到了责备。我因等候一个异象而受到了责备;好像有东西把我指回到以前:“不是有呼召吗?当应许已经说出时,为什么你还需要一个异象呢?”于是我跪下来,祷告。祷告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在我里面锚定了,是对应许的信心。
出来后,我把这事告诉伍德太太,她说:“伯兰罕弟兄,你看见了什么吗?”
我说:“我没有看见什么,但我感觉到了一些东西,告诉我说主的应许是真的,主会做这事。我相信主会做这事的。”
不到二十四小时,那癌症的末端就开始脱落,上面结痂了。你知道,癌症不会结痂,除非它死了。所以,就是这样,妇人得医治了,在家里。何等奇妙的基督!藉着定睛在应许上,神那么说了。
26

但有时候我们接受了祷告,出去,说:“哦,它没有马上成就,所以也许我们最好回来。”哦,不。定睛在应许上。神那么说了,问题就解决了。事情就是这样。如果神那么说了,神就能持守他的应许,不然他决不会做出应许。

亚伯拉罕称无为有,二十五年站稳在被称为不可能的事上,因为他认为神能做成他所应许的事。阿们!我们因着信心是亚伯拉罕的儿女。当然,以利亚定睛在……哦,是以利沙定睛在以利亚身上。
27

他们继续走。不久,马车来了,将他们隔开,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载了以利沙……以利亚踏上马车,升上去,脱掉肩上的袍子,向以利沙扔去,因为以利沙长大到能穿袍子了(你知道吗?),袍子刚好适合他。你能想象吗?

哦,我要你们专注一下,因为我感到我的喉咙发痒。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你能想象以利沙捡起这件袍子,搭在自己肩上的时候是怎样的感受吗?哦,何等的感受啊!
28

我不想讲个人的事,但大约十年前在这讲台上,我传讲了一篇道:“勇士大卫,手里拿着甩石器,歌利亚在他面前。”当时事工场上还没有医治布道会,据我们所知,没有地方有。哦,批评的人批评神的医治。但当我遇见那一位之后,事情就不一样了。

牧师告诉我说我失去理智了,不可能那样。但我在这里的同一个箱子上传讲了大卫,说:“你们是要告诉我,永生神的军队竟任凭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向这支军队骂阵吗?”
一个溜肩膀、卷发、穿着羊皮外衣、手里拿着甩石器的男孩,以色列的全军却站在后面,他单独走出去,跟一个拿着十九英尺长的枪的人……枪头重好几舍客勒,也许是二十磅锋利的钢,十九英尺长的枪;手指十四英寸长。大卫也许才九十磅,像只好斗的小公鸡蹦蹦跳跳地站着。“你们是要告诉我,(哦!)你们竟任凭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如果他呆在他的位置上,就让他呆着,但他竟然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哦,何等的英雄!
29

“你们都害怕出去打仗吗?把他交给我。”哦!他说:“天上的神让我用这甩石器杀死狮子;让我用这甩石器杀死熊,他岂不更要将那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交在我手里吗?”当然了!当赢得第一个胜利时,歌利亚倒下了,以色列的全军跟随大卫。他们砍下敌人的脑袋,把非利士人赶回他们的土地。他们把敌人逼到角落,击杀他们,夺了他们的城等等。他们取得了胜利。

弟兄姐妹,当人们说:“神的医治行不通;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同样的事发生在超自然的领域里。如果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神的日子也就过去了。不信超自然的教会最后将死去,神必离开那教会,必须离开。神赐下一个应许,神的应许是永恒的。
30

不久前,当一些女孩摆弄镭,她们把表针蘸上镭,然后放在手表里。我这手表里也有。一个女孩犯了一个错,把有镭的刷子含在口里,结果死了。很多年以后,他们拿显微镜放在那女孩的头盖骨上,仍然能听见那镭在衰变,“哒哒哒。”没有穷尽。它继续衰变下去。它没有穷尽。

哦,弟兄,如果镭有那样的作用,没有穷尽,更何况这位没有穷尽、永恒、超自然、大有能力、无限、全能的神呢?他必须有同样的作用,像他开始的时候一样,他必须一直都有,不然他就不是全能的、大有能力的神。他仍然等候某个拥有粗犷信心的人出去,在神话语的基础上挑战敌人,说是那样的。
31

呐,发生了什么事?当伟大的医治布道会开始时,成千上万呆在各个小教会中的战士,像奥洛·罗伯茨、汤米·希克斯和其他许多在事工场上的杰出人士,拔出剑,走了出去:这剑来回、上下、进出地刺入剖开,辨明心思意念,连骨节骨髓都能剖开。当他们看到医治能够成就时,他们便抽出他们的圣经(他们的剑),走出去,我们靠着神的恩典打败了仇敌,以至全世界有了医治的复兴。成就了……

那些小教会的小牧师们,点着火了,见了异象,拔出剑,上前挑战敌人。你怎么知道它会有用呢?有一些伟大的人物,议员阿普肖、英国国王乔治和许多了不起的人生病、受痛苦,被全能神的大能医治了。所以他们现在不能对此说什么。当然。神是……
32

以利沙,他全心的愿望就是要得到那个应许。他要这应许。那是他的动机;那是他的一切;那是他的生命;那是他的目的。一切,所有的东西,一切都是要坚持得到那个应许。我深信我们对所谈的这件事还不够真诚。如果你今早整个的动机倚赖赞美神医治我……“我下定决心要靠神的大能得医治;我下定决心要活出基督徒的生命;我下定决心要与神和好;我下定决心要做这事。我不管妈妈说什么,教会说什么,牧师说什么,其他任何人说什么,世界说什么,我下定决心了。那是我单纯的心。”你会在某个地方得到的。

当以利亚看到以利沙下决心要得到……以利亚,以利亚看到以利沙下定了决心;他便给了以利沙应许。呐,应许是:“我走的时候,你若看见,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呐,这由以利沙来决定。他想要听见应许,所以他得到了应许,呐,这里面有一个“若”。“我走的时候,你若看见。”
呐,如果今早你病了,想要得医治,我可以向你证明基督已经给了你应许,你若能信,应许就是你的,你若能信。不要被打败了!
33

呐,以利沙包裹在先知以利亚的袍子里。这是一个何等得胜者的步伐!他作为得胜者向前迈步走。他听见了应许。他感觉到了能力。他像个勇士走向约旦河。赞美归给神,朋友们。今早每个披戴基督义袍的信徒都走在去约旦河的路上,是的。任凭原子弹飞来;任凭它……你披上了袍子,作为一个得胜者行走。阿们!“不要惧怕,我已经胜过了世界。”是的,先生。记住,什么?“我已经胜过了世界。”基督这么说。

以利沙穿着二手的袍子行走,觉得像个得胜者(没错),走过约旦河。弟兄,让我带着对你的尊重这么说。不要穿戴别人被虫蛀、疑惑的袍子,所有的失败、迷信、起伏在袍子上钻洞了,到处都在漏。你要穿戴得胜者即基督的袍子。不要信靠你的教会,它曾经教导藉着圣灵的洗得到救恩,曾经教导神的医治,现在却否认,都被疑惑的虫子和其它东西蛀掉了。要穿戴主的袍子,他没有输掉任何一场战役,因为你在去约旦河的路上。阿们!
34

呐,他穿上了二手的袍子;是真的。今早许多人穿上了二手的袍子;但当来到约旦河时,才意识到袍子不管用。是的。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长老会,哦,我们有各种学校,我们把圣经的所有伦理学都弄明白了。我们有了编织的袍子(是的),还有应许。我们得到了这一切。哦,我们受洗了,下去,我们很使徒化了。我们披戴使徒的信心;我们相信神的医治;我们相信神;我们相信神的大能;我们施洗,在圣经中,照圣经所说的方式施洗。我们领受了圣灵;我们说了方言;我们做这一切的事。

但是,弟兄,如果你只需要这个,当你走到约旦河边时,你就会发现你的缺乏了。哦,你可能受了教导;你可能聪明;你可能有神学博士,神学博士。你可能有哲学博士,哲学博士。你可能有文学博士,拉丁文博士。你可能有各种的学位。你可能穿上了卫理公会教会的袍子;你可能穿上了五旬节派教会的袍子;你可能穿上了神召会或一神论、三位一体论的袍子,不管是什么。那一开始就只是二手的袍子(是的。),某个虚构出来的人造教条,诸如此类。
35

即使你是个基督徒,教会一直是基督徒,正确地披戴了……但当以利沙站出来,显而易见,岸上满了众先知和批评者,看他要做什么。他穿着以利亚的袍子走过去。哦。他同样上过学;受过教育;他顺服;他相信。他没有任何错误。他走到约旦河边。世人都在注视他。

神啊,我们今天多么需要那个。有许多上过学、受过教育的学者,有许多人能把那本圣经撕开,又以数学方法将它拼在一起……许多人能以教导的方式行大事,非常准确地知道圣经的历史,能告诉你阴间点燃的时刻和熄灭的时刻。他们能告诉你这一切的事。他们……他们有了水的洗礼。他们有了属灵的洗,正如他们所说的,袍子。他们把一切都设立次序了。以利沙也设立次序了。
36

但当他走到约旦河边,面对批评的世界时,他喊了什么?“以利亚的神在哪里?”不是以利亚的袍子行了那事,而是以利亚的神的大能行了那事。今早世人需要的就是以利亚的神的大能。你可能说了方言,叫喊了,在地板上跑过,但我们需要的是五旬节的神的大能,产生当时在使徒时代所活出的生命等等。二手的袍子没问题,但他心里需要有从神来的新鲜的呼召。他需要从神来的新鲜的恩膏。他穿着二手的袍子,当他走到河边时,他需要从神来的崭新的、第一手的呼召;需要从神来的第一手的大能行神迹。

37

我的弟兄,不要怕向神求任何东西。你必须要求神,或求神所应许的任何东西。因为如果我在介绍一位无所不能、最强大的神,如果我是神的仆人,我就必须做神的工。如果我做神的工,我就必须是一个属神的人,使这些事成就,因为他要求我做成不可能的事。我必须祈求神。我必须求告神,站在那里说:“神啊,你应许了;”你们每个人也是如此。

“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使徒行传》1章8节)。”圣灵降临在你身上后,当你作为基督徒披上袍子后,当你的信心落在基督里之后,你就必得着能力。就是这样。是的。
弟兄姐妹,那天早上每个人……愿我在为病人祷告前这样说,愿我这样说,靠着神的帮助,你们为我祷告,十年前我站在这个讲台上传讲大卫和歌利亚。呐,不是那个歌利亚拦阻了我。神在我面前杀了他。但拦阻我的是缺乏信心,缺乏那个让我知道,就在我身边的东西。今早在这个小教会面前,我叫喊:“赐下应许的神在哪里呢?在那边与我们相会的神在哪里呢?神啊,我要挺身而出,赐我勇气,赐我力量,赐我一个心志,不管什么出现或消失,不管看上去多黑暗,不管看上去如何,不管看上去是什么,前进;应许是真的。”
38

弟兄姐妹,有朝一日……今早对你们在这里的罪人朋友,对你们想要模仿基督教的人,你可能属于教会。那很好。我丝毫不反对那个,丝毫不反对你优秀、学者式的教育,不反对你的神学。我丝毫不反对那个。但是,哦,神在哪里呢?

毕竟不是以利亚,不是以利亚分开了河水;不是他的袍子。以利沙从肩上取下袍子;他像以利亚一样折起袍子。但当他开始挥舞袍子时,那里并没有能力。于是他喊叫,因为知道神在某个地方,“神在哪里呢?神在哪里呢?”一定有什么东西临到了先知,因为他挥舞袍子,击打河水,水便从这里到那里分开了。在当时的神职人员面前,在当时的批评者面前,他走过了约旦河,像以利亚在他以前走过去了一样。
39

我们不需要教导;我们已经有了。但我们需要以利亚的神。我们需要以利亚的神的大能回到我们的教会中,需要大能使我们持守在那里,称神的道是对的,不管任何东西。今早我们每个人在这里,在去约旦河的路上。当他来到约旦河……某个早上,或某个晚上,你要到达那里。当他走向约旦河时,他是作为一个得胜者走过去。但当他到了约旦河边时,那就不一样了。他穿着二手的袍子;另一个人穿过的袍子。但那是一件好袍子,他知道穿那袍子的是什么人。

40

弟兄姐妹,某个早上我也必须走下约旦河。今天下午,我在思想,我们要去莱特弟兄和姐妹的家。不要忘了那个:这是他们金婚周年纪念。我要离开教会,去跟他们一起吃饭。那天我在想:五十年。我看到他们年纪老迈。我想:“是的,我四十七岁;在我出生前三年他们就结婚了。”我四十七岁,正向约旦河走去。我必须下去。我必须到达那里。我要到达那里。可能是路上的事故;我可能坐飞机摔下来;我可能在某处被魔鬼的箭射透死去。我不知道我要怎么离去,但有一件事我知道:我要离去。我正走向约旦河。当我到达那里时,我要知道一件事,即我也穿上了二手的袍子。我信靠的不是我自己的袍子,因为它没有用处。

以利沙一捡起以利亚的袍子,他把自己的袍子撕成两半,丢在地上。当我找到基督时,也是这样的。我撕掉我的自我、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胡说八道、自己琐碎的东西。当我是个小小的浸信会传道人时,我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但我把那个撕碎了,穿上了主的袍子。当我走到约旦河边时,我要看到自己包裹在主的袍子里。他必随着。有一天我们要到达那里。让我们祷告一下。
41

天父,今早我们作为得胜者走向约旦河,有一天我们必须把一些交付给约旦河,就是交付给死亡。哦,那将是何等可怕的事,与神隔离。我们不能越过。不。但当以利沙到达那里时,他穿着以利沙的袍子,哦,是以利亚的袍子。他脱掉袍子,以利亚,在你眼里蒙悦纳的人,你接受了他,把他带到天上与你同在。以利沙穿着他的袍子,所以他把以利亚的袍子交给约旦河即死亡,就蒙悦纳了,约旦河分开,他走过去了。

亲爱的神,有一天我们必须走下去。我们不能交付我们的好行为;我们没有。我们不能交付世上的任何东西。我甚至不愿交付任何东西,但我完全信靠耶稣的功劳。你接受了他,将他从死里复活了,他被带到了神的同在中,永远住在那里。神啊,我想要把那个交付给你,即我信靠他。我爱他。藉着恩典,他已经给我们穿上了他的袍子。
父啊,我祈求你在打仗的日子里帮助我们。当属神的人必须做神的工时,我祈求你让我们拿起基督的袍子和圣灵的大能,呼求住在基督里的神。求你应允。我们奉基督的名这样求。
42

当我们低头时,我想知道今早这里是否有人试图没穿这袍子就走下去。如果有人还没穿上耶稣基督的袍子,虽然这袍子曾经被神的儿子穿过,我想知道,如果今早你没穿上那袍子,你愿不愿向神举手,说:“亲爱的神,此刻我想要接受它。”神祝福你,女士。还有别人想举手吗?神祝福你,孩子。还有别人想举手吗?神祝福你,小男孩。神祝福你,年轻人。还有别人举手吗?神祝福后面的你,先生。

43

只要说:“今早藉着神的帮助,我要放弃我的自义、自己的想法、享乐的想法、狂欢以及我生活中的罪。我要基督今早把他的袍子穿在我身上,我要用他的袍子。我知道那是完全的袍子。”神祝福你,孩子。还有别人说:“我要举手。”你举手,说:“我现在要接受圣灵到我生命中。我想要披上他公义的袍子。那天当我到达那里时,我不想交上自己,说:’哦,你知道,我给某人买了一些煤;我做了这事。’”那是好的,很好。因为某个东西必须死才能让你活。只有藉着那个行为你才能得救。你愿意举手,说:“基督,现在我愿放弃自己的道路,接受你的道路。当我走到道路的尽头时,我要你怜悯我”?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好的。现在我们要祷告。

44

公义的天父,大约有七、八、十只手举起来了。我不知道他们的状况。你知道他们的一切。我不知道。但他们今天有需要,他们意识到他们有需要,他们愿意来接受患难中随时的帮助,看到近在眼前的伟大时刻、原子弹、那些等候我们的大事。

天父,我祈求你祝福这些人,今天你按手在他们身上,除掉他们的一切罪孽和疑惑。愿他们扔掉自己被虫蛀的、自义的破旧袍子,蝻子、蟋蟀、迷信的虫子和教会派系已经在袍子上咬出了洞,它们……它不再有用了。愿他们扔掉它,伸手去拿主耶稣的袍子,说:“我信靠他;我包裹自己,不是在我的义里,也不是在我自己的想法上,而是从此刻起我信靠你。”父啊,求你应允他们得着。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