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1002E 先知以利沙

1

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感谢你,有机会在耶稣再来、在地上万事结束的这个时间点再次跟你的儿女就是你宝血所赎买的人说话。我们今晚感谢你,他们出来,我很高兴知道你应许了,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聚会,你都要与我们相会。

主啊,将圣灵重新运行在我们的身上,以他的大能和荣美沐浴我们的魂,除了基督,不要让任何东西被人看见。愿我能够说话,使今晚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因为今晚是留给他们的,愿他们看到耶稣乐意并等候他们的到来。愿许多人得医治,许多人得救,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呐,我们很高兴今晚回来事奉主。今天下午把会众留得有点迟了,在非拉铁非教会讲道;但今天下午在非拉铁非教会的那场聚会中我们真的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那女士听我这么说,可能有点笑了,但她被养育成了一个卫理公会信徒。有一个信息,两个人以未知的方言说出来又翻出来。我见过那种发生得太可笑了的事。我见过那种事完全不在次序中地发生,但今天下午它临到的方式,不是一个大混乱,正如圣经说的,三个……其中两次说到会众即平信徒;另一次直接指向事工。女士出来,说:“喂,那奇不奇妙?”我说:“阿们,是的。”
看到主降下来,以同样的圣灵运行,准确地行事,真是奇妙。那是活的……是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我全心相信。
呐,今晚我们把这段时间留给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今晚,若神愿意,我要为病人祷告,像罗伯茨弟兄、汤姆·希克斯弟兄、瓦尔迪兹弟兄、杰克·科、欧斯本弟兄那些人所做的,只管带他们来,为他们祷告。
我吃了一顿相当好的南方晚餐,一块太大的汉堡,一块很大的汉堡和各种配汉堡的菜。我通常是在祷告的辨明恩赐下进来,我时常藉着祷告上来,以便没有……必须得每个时刻都留意……
但今晚,我想自由地传讲一会儿,然后带会众过来,跟他们交谈,跟他们一起祷告,看……我相信主今晚会在这里行大事;我只是相信。我把一些羊毛摆在主面前。如果看起来运行得好,哦,也许主就许可我继续前进,每晚像这样为人祷告,为整群人祷告。
正如约瑟弟兄刚才说的。他是个很好的瑞典人,他肯定是。我爱他,但是,哦,他说了那么好的事。我不要他那样说,但他还是说了,不是要名望,决不是要名气。我想要诚实,不是名望,而是诚实。
我说任何话都不是为了受欢迎。我不是有意要那样。那不是……唯一我想要受欢迎是在耶稣来的时候。那时我想要真正受欢迎,主说:“好,做得好,我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现在这一切都来了,你们所有人都一起来。”哦!我想尽可能地靠近他,你们呢?那是我想要受欢迎的时候。
已故的罗斯福先生来到一座小城(我的城市对他来说太小了),当他来到新阿尔巴尼,那就在我下面……我想我们的城市大约有两万一千人;他们的城市大约有两万七千人。在一次选举和竞选活动中,他在那里停下,哦,周围的人把全城挤满了,大家都要看罗斯福先生。哦,我就像撒该;太矮小了。所以我要从人群上面看,于是我到了山顶上。
火车停在河边。他站在后面,站在火车的后车厢,发表演讲。我把卡车倒到一个棚屋旁边,爬到棚屋顶上观看。我想:“哦,你知道,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也许罗斯福先生也不知道。”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想要那样生活,当耶稣来时,他会对我说,像他对撒该说的:“从棚屋上下来吧。”我肯定我们都有那样的感觉,是吗?
不久前,一位过去常跟我在一起、管理我布道会的弟兄,巴克斯特弟兄,他在芝加哥这里对你们传讲过许多次。他说,已故的乔治国王和王后经过温哥华;那是在他得医治之前。他得了胃溃疡,还有多发性硬化症,几乎站不起来。但靠着他王室的血液,他坐着,经过大街时好像没有任何毛病。巴克斯特弟兄说他站在那里只是哭泣,因为他的国王和王后经过。我想:“哦,如果那会使一个加拿大人对一个地上的王和王后有那样的感觉,当耶稣来时又会怎样呢?”哦!
当我看见主,当我们冠他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当我听见所有的“和散那”,当历世历代所有的得赎者站在这地上,唱赞美诗和救赎的歌时……天使将低着头围绕地球,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他们从未被赎;他们不需要被赎,他们从未堕落。但我们是亚当堕落的族类,我们需要救赎。就是这样,我们可以唱出救赎是什么意思。主藉着自己的血救赎我们归回神。
呐,我正在盼望那日,尽我所能付出的一切努力,为了神国的益处。会被误解吗?当然。是的。但我期待这个。如果我没有被误解,嗯,我想我就得检查,看什么错了。
呐,明晚,若主愿意,若神愿意,我想传讲一个救恩的信息,我们期待……明晚带你的罪人朋友进来参加祭坛呼召,然后我们要看明晚有多少人要服侍主。当然,今晚或任何时候你想服侍主,我们都会把路指给你看,尽我们所知的,把你介绍给主耶稣。
呐,当然,明晚我们还是照样会为病人祷告。后天晚上是我最后的晚上,但聚会继续进行,有主伟大的仆人在这里,了不起的人,大有能力的讲员。我肯定你们会非常喜欢他们。
呐,今晚藉着讲出主题,我们要早点结束,若主愿意,我们把额外的时间用于祷告队列。我希望从旧约《列王纪下》4章21节读一个主题。
21他母亲抱他上了楼,将他放在神人的床上,关上门出来。
呐,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他的道。
在我们讲道前,让我们对主说几句话,我们祷告。天父,这是你的道。我们今晚很高兴,我们知道在我们这个可爱的国家有言论自由。哦,看到它逐渐地发展到像被屋下的白蚁吞噬的样子,那真让我们的心担忧。
哦,我们多么喜爱讲论你,对人们讲论你,看到他们爱你,他们的脸上放光,喜乐的泪水顺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流,知道有一天当耶稣来,坐在他祖大卫的宝座上时,我们要得着一个国。将有一千年,和平要在每个人的心里作王。哦,甚至自然界在叹息,等候那个荣耀的时候、那一天。我们仰望王的到来。
今晚当我们在这里为他竞选时,神啊,我祈求你今晚以某个方式,以你自己的方式,对每颗心说话,让那些下垂的手举起来。我祈求你赐福那些软弱、生病和疲乏的人。愿他们今晚得着力量,聚会后手举在空中走过这校院,欢喜唱歌赞美神,愿那些坐轮椅的人走路,叫喊,跳跃,为神的荣耀跳跃。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福音的缘故和道的应验,阿们!
今晚我们的主题是讲旧约的一位先知。多少人今天下午在非拉铁非教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很好。呐,我们今天下午在讲旧约的先知米该雅。圣经或《希伯来书》告诉我们,《希伯来书》12章,旧约的这一切事都是影子和预表,是我们可以看的迹象、里程碑,他们是借鉴。
我们看到,当人没能服侍神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看到那些像真正的战士一样站出来服侍神的人;我们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们可以从那里做一个选择。我相信今晚,如果这里有谁偏离了道路,今晚聚会结束前你可以把基督当作你的选择。
愿神以某个方式赐给我们要说的话或什么东西,使你的注意力从世界上的事转向主耶稣基督。认识他就是生命;不是认识教会,不是认识教理问答,那不是生命。不是认识圣经,虽然圣经是好的,但认识圣经不是生命,撒但也很懂圣经。认识基督才是生命。认识基督是个人的救主,对每个人来说,他是生命。
呐,我们今晚所讲的先知是以利沙,他是以利亚的接班人。以利亚是个伟人;他是……那天晚上在这里讲到他是神的审判或公义。以利亚是个大有能力的先知。
每天晚上,我在家时,当一切都打扫干净了,我就带着我的两个小女儿,让她们学习一些圣经:把她们放在汽车里(这样就没有人打扰我们),到处开,带着妻子和婴孩。我给她们提几个问题,像是“以利亚是谁?他是什么人?”
那两个六岁和八岁的小女孩马上说:“提斯比人。”瞧,答得很快。
我就说:“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如果你今天遇见他,你能说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哦,他是个毛发很多的人,腰束皮带。”小利百加和撒拉想要喊出来。瞧?
继续把这些传授到他们的头脑里,继续传授。作妈妈的,那正是你要对孩子所做的事。不要再满城到处跑、四处游荡;要给你的孩子讲圣经等等。那是……那是你该做的事。
这一切的社团和岗位,虽然是在教会里……教会社团化了,没有时间抚养孩子了。我相信你们听过我对女传道人的表达。呐,我可能得在这点上走得慢些。但让我告诉你。每个母亲都是个传道人。肯定的。神在家里赐给她一小群会众讲道。所以,只管继续前进。好的。你先明白了。然后跟你的孩子一起走。
不久前,我正在读一篇文章,有个家庭,五个男孩出生在这个家庭。他们的大哥年龄够了,就去参加海军,他去参加海军了。第二个男孩跟着,第三个男孩也跟着,直到所有五个男孩都去参加海军了。他们家里并没有海军陆战队或海军的人员。父母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这些男孩子,每个都想参加海军。
有人对此做了一个非常细致的调查。后来发现,在这些男孩子长大的卧室里,在这个卧室里,有一幅美丽的大图画挂在那里,一艘大轮船航行在安静平静的海面上。男孩子们对这幅画印象深刻,晚上他们上床时,就看着那幅画。航行在平静安稳的海上就留在他们的头脑里。早上他们醒来时,他们所能看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那艘轮船航行在平静安静的海上。孩子们对这幅画印象深刻,以至于最终都成了海员。
呐,如果一幅轮船的画就能打动男孩子,使他们成为海军、海上的海员,主耶稣基督的图画又该做什么呢?瞧?要常把正确的东西摆在孩子们面前。“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箴22:6]瞧?教养孩童,正确地教他。他自然就不会偏离。
呐,以利亚是个……以利亚是个坚定的人,非常大胆,他在这里树立了一个榜样。神把他放在这里,藉着这人显明他神圣的审判。他的接班人以利沙是个年轻人,年纪不太大,当神呼召他时,也许就四十岁出头。以利沙得着了双倍感动以利亚的神的灵。哦,这是教会何等的预表。瞧,当先知以利亚被接上去时,以利沙问以利亚,或是看起来,以利亚问以利沙:“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注意,他求了一件大事:“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
呐,圣经要我们求大事,不要满足:“主啊,是的,我现在属于教会。那就够了。”不,对我来说那还不够。我要做别的事。我想要大事。“哦,主啊,藉着主的恩典,我在自己个人的事工中为基督认领一百万的灵魂,一百万或更多的灵魂。”我不满足于那个。我想要为基督认领两三百万的灵魂。只要我有气息和力量行动,就要继续前进,我要继续前进。因为这是我能那样做的唯一方式。此时,瞧?就现在。这可能是你有机会那样做的最后时间。
有时候,我想到一些母亲拒绝抚养孩子、养育孩子。年轻的妇女实行节育,买一只小狗,领着狗到处逛。女士,你晓得吗,你生命中大约只有二十年是神分配给你的,可以为神尽这份大责任。你知道你的孩子可能是一个现代的芬尼或类似的人物吗?你晓得你生命中大约只有二十年能养育孩子吗?
如果你把一个孩子带到世上,正确地养育他,整个永恒中你都会享受神的祝福。在荣耀中闪烁的那颗星星,你将跟它有关系。瞧?你拒绝养育小孩,因为你宁愿东奔西跑,举止失常,真是荒谬。你不该那样做。呐,不要那样做。是的,先生,不要那样做。你要做一个快乐的人。
古时的妈妈,她们爱养孩子。但是,哦,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现代的美国日子。我告诉你;我们的国家简直被污染了。我看到,没有希望留给这个国家了。只有一场老式的复兴,根据圣经,它永远不是全国性的。所以,我们只剩下……人们中间,神的选民中间将有一场复兴,但它不会是一场真正席卷的复兴,把整个国家都领进去,从来不是,也永远会不是。这个伟大的王国必须像其它所有的王国一样倒塌,给神永恒的国度让路,它很快就要引入了。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肯定爱。但今天看到它里面的污染,我们的心都碎了。哦,太可怕了。臭气和糟糕的状况达到神的鼻孔里。
呐,以利亚问:“我能为你做什么?”他要离开了。
以利沙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
他说:“你所求的难得,虽然如此,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就必得着你所求的。”呐,我能想象那年轻人定睛在那位老先知身上,他的一举一动。不管他在哪里有什么举动,以利沙都跟着他行动,因为他想要双倍的灵。如果你想要双倍的灵,就定睛在耶稣身上。阿们!是的。那是何等的预表。
当耶稣被接走时,预表了以利亚,教会求……一位母亲为她的两个儿子求:“让他坐在你的左边和右边。”[太20:21-23]
耶稣说:“那不是我所赐的。但我所喝的杯,你能喝吗?”
她说:“能。”
主说:“我所受的洗,你能受吗?”
“能。”
他说:“你要受。是真的。”接着是双倍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在耶稣身上的双倍的圣灵临到了教会。瞧?
呐,以利亚的灵加倍降在以利沙身上,他行的神迹是以利亚行的双倍。双倍的圣灵……呐,我要你注意。以利亚有一件袍子作象征。袍子是包裹他的东西。那是圣灵的象征。当他上去时……以利沙观看,袍子从马车上掉下来了。他捡起袍子,搭在自己的肩上,走向约旦河,开始行神迹。
耶稣,他所受的洗是圣灵的洗,就是在他里面的灵,当他在约旦河的水里受洗后,圣灵降在他身上。约翰作见证,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注意。当耶稣上去时,他赐下包裹他的同样的袍子即圣灵降在教会上。
呐,人们相信圣灵的洗却害怕接受神的医治吗?我们害怕宣称自己是那些信徒中间的一个会员或伙伴吗?嗯,你该感到羞耻。知道我包在主耶稣基督的义中,这是最大的尊荣。阿们!主决定那么做。
当这个年轻的先知回去时,他开始行神迹。教会,它捡起主耶稣的袍子,就开始行神迹。只要地上还有一个真教会,他们就会一直行神迹。肯定的。教会仍然包裹在主耶稣基督的义中。主的灵住在教会里,像过去一样行神迹。
正如我昨晚说的,耶稣说:“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20:21]差遣他的父与他同行,在他里面。差遣你的耶稣与你同行,在你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阿们!哦,太美了!知道这不只是你捡起某个日历,或从这里的新闻架上捡到某个故事,而是捡起神永恒的道,圣经。是真的。神自己不可能比他的道更真实。
注意,以利亚,哦,是以利沙,他回去,用一瓶盐使苦水变甜[王下2:19-22]。哦,神迹在到处飞。
后来有一个……哦,他有一个……呐,记住,他也有脾气。一些小孩开始取笑他,因为他秃顶[王下2:23-24]。他咒诅那些孩子,那不怎么是因孩子的缘故,而是因父母没有教他们尊重神。事情正是这样。父母失去了孩子,因为两只母熊咬死了四十二个孩子,一定是有一百多个孩子追逐以利沙。他经过撒玛利亚,他们在那里传道够久了,先知……但你看到事情了吗?那是人们对神的使者的态度。
神的使者从来不曾被神职人员接受过。在神的道中指给我看哪里有,从来没有。自从时间开始起,所谓的教会每次都弃绝了神真正的使者。你不能指望它今天弃绝得更少。
耶稣来的时候,他就被弃绝了。他说:“你们的祖宗哪一个不用石头打死先知?哪一个不弃绝先知?”
呐,看看这里这个小故事。在字里行间读。我爱它,你们呢?字里行间。嗯,看看这些小孩子出去取笑这位秃顶的传道人。看看他们怎么对他说:“秃顶的,像以利亚一样上去,不是吗?”他们不相信以利亚升天了。他们怀疑。
也许他们的祭司等人告诉他们:“哦,他没有升天。那只是狂热。那家伙应该是跟他一样受了同样的膏抹。那是荒唐的。告诉他上去吧。”
于是小孩子们去了。“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他们就去了,因为父母不相信。
当你自己都不去时,你怎么能指望你的孩子去主日学服侍主呢?当你什么也不是的时候,你怎么能指望你的孩子是个人物呢?那是个厚脸皮的,我不是有意那样说,但主让我那样说,所以我……这不是预谋。好的。我不是指你什么也不是,但我是指当你知道你没有做任何的表白。当你把这样的榜样放在孩子面前时,你怎么能指望你的孩子是义的呢?你怎么能那样做呢?你是他们拥有的最好的榜样。他们会看你,不会看别人,因为你的本性在他们里面。
就像撒但,他知道很多有关人的事。他对神说起约伯,他说:“人会拿什么来换皮呢?”肯定的。他知道一些有关人本性的事。他帮助歪曲人的本性。他知道。他有一只手在其中。他知道许多人本性的事,他仍然知道要做什么导致人失败。他知道人的本性。
他知道要把什么呈献在你面前,使你追求它。他知道如何使威士忌闻起来好,怎么使香烟逗引人,怎么把十几岁的年轻男孩女孩放在这里喝啤酒。他不会放几年后的照片,看那些眼睛古怪的老丑婆。是的。你不敢放一张全裸女人的照片,但他知道要把女人的多少衣服脱掉,使她诱人。他肯定知道。他知道人的本性。他也知道如何引你进去。他昼夜都醒着,像吼叫的狮子,四处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他确实是。他知道要怎么做。
但神转过来,他在以利沙里咒诅那些孩子,四十二个孩子被从树林里跑出来的熊咬死了,咬死了四十二个孩子,因为他们不顺从,在错误的那种家庭、错误的学校里长大,取笑神的先知,而不是尊重神的先知。我告诉你,如果你尊重神的仆人,就是尊重神。正如你尊重基督,就是尊重神。
呐,谁是神主要的先知?不是地上的某个人,而是圣灵。那是你取笑的东西。那是人们嘲笑的东西,说:“呐,看看那些人。他们举止不滑稽吗?我相信他们有点疯狂。”当你那么做时,就是在取笑神。是的。你犯了不可赦免的罪;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因为耶稣说:“如果你说一句话干犯它,就永不得赦免。”
以利沙,他必须经过一个叫书念的小地方。这地方在圣经里不常提到。我想在《约书亚记》里,他们划分地业时,提到了书念这个小地方的位置。但每个小地方神都要有一个见证人。刚好有一个真正的女士住在书念。她是个忠诚的妇人,一个真正的女士。她丈夫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
后来,以利沙经过,他上迦密山去。在上去的路上,他必须经过书念,才能去到迦密山。呐,以利沙在那里有一个山洞。他有一个去祷告的特别的洞。顺便说,事情正是这样,迦密山上的一个洞。每逢月朔和安息日他上去祷告。
哦,我想,城里不太需要他;因为当他经过时,这妇人一定看见了他,看到他被弃绝。书念差不多是他在旅程中所能去到的最远的地方,他必须留在那里过夜。所以当他经过时,他要在那里休息,也许是在街上或树林里,或某处的田间。也许有时候没有食物。这个好妇人,当她进城时,她很快看到了这个人,知道他是个圣人。
呐,她是个书念人,然而在她的心里,她是个信徒。不管人在哪里,那都是一个信徒,神会以某个方式把真正的信息带给他们,就如他是神一样确定。是的。他会设法以某个方式得到。他会放一个渴望在某处某个人的心里,他们会写信给他们,听见证,打开收音机或别的什么,他们会听真正的信息。神会把那信息赐给他们。
也许这妇人,我们就说她……一天,她上街去,听见有人在街角传道。她看到那人被弃绝,知道那是神的仆人。所以我能想象以利沙讲完道后,妇人说:“仁慈的先生,你愿意去见我丈夫吗?我会马上给你们大家预备午饭。”
哦,我能听见以利沙说:“谢谢你,夫人。我很高兴去,因为讲完信息后我有点饿了。”他们去了家里。妇人进去,把这位先知和仆人基哈西介绍给她丈夫。她很快准备了一些蛋糕、一些美味佳肴、一些小饼干等等。
顺便说一下,昨晚有个丹麦妇人送我一盒饼干和一些东西带给……我知道她不……她不怎么懂英语;她在这里。也许不想知道右手所做的,左手所做的。我为你们的小记号和祝福感谢你们每个人。我感激他们。这个丹麦妇人送我一些饼干,让我带回家给孩子。她说他们是丹麦人,她不会写英语,所以是让别人写的。呐,在我把它们带给孩子之前,我度过了一段最可怜的时间,我不能碰它们。真是一段可怕的时间。我走来走去,看着它们,翻到另一边,看着它们。哦,我设法应付,直到回家。
也许这妇人放了一整盘的蛋糕在桌上,以利沙可开斋了。他为此感谢妇人。他一次又一次路过。这位好妇人自己的印象或启示……你相信下面的启示吗?当然。我相信教会是建造在神圣的启示上。因为妇人得到灵感要为这人做一件事……
我能听见一天她对丈夫说:“瞧,亲爱的,我们……我们过得不错,我们可以这样做。我们有大农场等等,我们能做这事。呐,我们两人都是耶和华的信徒,这是他的仆人。呐,让我们为他做一件美事,帮助他,我们就是帮助耶和华。毕竟,你上了年纪,我也中年了;没有多久,都会倒在某个地方;我们没有孩子,没地方去。所以,让我们藉着接待耶和华的先知来为耶和华做一件美事;因为我看出他是个圣人,他经过这条路。”
她称以利沙是神人,因为她看到神在以利沙里面运行。她知道神在这位先知里面,她想要给神尊重。她能给神尊重的唯一方式就是尊重神的仆人。呐,朋友们,那是你尊重神的方式,就是你尊重神的命令。真的。
不久前……今晚我在这里带着对我的天主教徒朋友的尊重这么说,我的很多家人是天主教徒。但我这么说不是要伤害你们,决不是。我来决不是为了那个。我来要祝福你们。决不是要说任何事反对你们的宗教。因为我要这样说:如果新教徒对自己的教训跟天主教徒对自己的教训一样忠诚,我们就会有一个不同的世界。是的。他们相信他们被教导的东西。
不久前在梵蒂冈,我去看梵蒂冈。我在罗马举行了两个晚上的聚会。第二天在梵蒂冈附近,他们带我去看一件怪事。那是一座大教堂,底下像是一个葡萄院,或者我应该说是种植的地方。
当修道士死了,人们把他们抬到那里,埋了,好像你把种子埋在地里,让他们呆在那里,直到肉从骨头上掉落。然后人们拿了骨头,擦亮,做成灯的固定架,预备地方,把头盖骨放在角落。那些骨头排成队,堆得像这天花板这么高,修道士的各种骨头;那里有许多骨头正在化成尘土。
看,人们的迷信。他们擦那些骨头,几乎把骨头擦成两半了。像那样的小迷信。神不住在骨头里。神以圣灵住在人里面,他的心跳随着人一起跳动。神有仆人。
你说:“哦,他们把人放在以利沙的骨头上,那人又活了过来,怎么回事呢?”哦,那事偶然发生了一次,不完全是巧合,然而也是巧合。因为有一支外国军队来追赶这些人,他们不知道。他们不是故意把他放在那里的。他们只是把他抛在那里,当他挨到以利沙的骨头,神马上就叫他复活了,为要把军队赶走。骨头里没有任何东西;以利沙在荣耀里了。阿们!所以,神住在人里面,阿们!
呐,人们看到耶稣的唯一方式,是当他们看到,他们在你里面看到他。你是书写的荐信。基督的灵若住在你里面,让你的举止顺服他的灵,使你举止像他,说话像他,走路像他,生活像他。瞧?人们在你里面看到耶稣。有一首老歌,“让人在你里面看到耶稣。”
所以,这妇人看到了神在以利沙里面。她说:“我想,如果我们为神的这位仆人做一件事,那是好的。神必尊重。”嗯,她提前了几百年。耶稣说:“你们若给我的一个门徒一杯凉水,在审判的时候,这事不会被忘记。”
我们没看到神放在他子民里面的大能。神在他的子民里。你相信吗?一次,当神在地上行走时,神与他的子民同在。但现在,神在他的子民里。“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约14:19]
神在人里面居住、运行、行事。哈利路亚!神不藉着条文行事;他不藉着组织行事。他藉着个人行事;神在人里面行事。神今天不做这事。他把他的灵供应或注入到人里面去那样做。他说:“我是葡萄树。”葡萄树不结果。“你们是枝子。”[约15:1]
正如大卫·杜波莱西今天中午对我说的:“如果这些懒惰的五旬节派信徒起来,做一件事,而不是试图近距离就座,观看神做事,教会就会继续前进。”我想那是对的。
起来,行动。神正期待着你。你们是枝子。你们的手就是主的手。你们的嘴唇就是主的嘴唇。你们的想法就是他的想法。
正如我昨晚说的:“拿但对大卫说:’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为神与你同在。’”[撒下7:3]神与他的子民同在,在他的子民里面。“神在你们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瞧?神在他的子民里面。他支搭帐棚。曾在童女所生的主耶稣这个纯净、毫无搀杂的身体里,那血细胞破裂了,开了一条路。你做不到;你不配。但他应该得到你们的权利。神住在基督里,舍去自己作赎价,把人和神带到一起,再次联合他们。当鸽子与羔羊走到一起,天与地亲吻,人与神和好了。就是这样。
呐,注意这点,这个妇人,她的动机,她清洁纯净的心思,她心里的愿望是为神做一件事。她能这么做,是要帮助这位神人。她知道以利沙是一位神人。
于是她说:“丈夫,我求你,让我们为这人做一件美事。”
哦,他们说:“什么事呢?”
她说:“我们去叫木匠或承包商(这么多人),在我们家的墙边为他盖一间房子,当他经过时,他可以称之为自己的房子,让他拥有这间房子。我们放一张凳子、床、桌子在里面。”
她完全不知道,当她帮助这位神人时,她是在建造自己孩子的坟墓,是在建造一个地方,在那里她会看到当时发生的最奇妙的事。
她丈夫说:“亲爱的,我相信那是对的。”于是他们叫了木匠,一起上去,在旁边盖了这间好房子。
哦,一天以利沙经过,我能想象,他看到妇人把房子盖好了。你能想象吗?那个妇人,好像多加或什么人,她上去,我能看见她用旧板刷擦地板,你知道,直到松树木板发亮了。我能看见她在这里预备这张小凳子,放一个小垫子在凳子上。
妇人说:“神的这位仆人,当他经过时,他会很累的。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我要用羽毛把床铺得尽可能柔软,使床尽可能舒服,把好的稻草垫什么的铺在下面。我要让神这位仆人的床尽可能舒服。保持……我要天天上去,擦亮窗户,做我要做的事。我要天天拿一束鲜花,放在他经过的地方。我要在门口放一小块欢迎的垫子。我要钉一块标语在门旁边,写上:’亲爱的神的谦卑仆人,这是我对神的感激。我奉神的名把这房子给你。’”
哦,一天,以利沙经过。我能想象鲜花在房子里开得那么美。妇人清早出去,摘了鲜花,你知道。清早露水降落。只有安静的夜晚才有一些东西,露水降落,使空气清新。
哦,巴不得我们能安静,单独与神同处,瞧?露水会使我们得着力量,除掉我们身上的憔悴,使我们精神焕发。你曾在清早走进玫瑰园吗?你曾在清早走进金银花花圃吗?整个空气都洋溢着香气。哦,我太爱那个了。
在印第安纳州我的家乡,我清早起来,打开转换开关,出去到某处有皂荚树或金银花的地方,它们正在开花。我就坐在路边。哦,我非常喜爱闻那气味,观看它,看那些站起来的金银花。
我说:“神啊,一天下来和几天下来,如果我憔悴冷淡了,让我安静地躺在你的同在中,单独与你同处。然后我又会精神焕发。”哦!那是神要做的事。我们头上有祷告的香气,被主耶稣的血遮盖。我们在天使面前是何等精神焕发啊!在神面前是何等精神焕发啊!
我能看见妇人早上摘了一束美好的金银花,插在房子上。她说:“哦,我相信神人今天可能会经过。”她打扫了那个小地方,关上门,拴住。
不久,一位疲惫、劳累的先知走在路上,他的脚酸痛,拄着一根杖,身上挂着一小瓶油。哦,我能听见他说:“基哈西,你知道,孩子,我们的书念朋友在那里,他们在那里盖了一间小屋。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人来跟他们同住?我很想知道为什么盖了那间屋子?”
基哈西说:“喂,我主,门上有一张小纸条。哦,也许别人拥有那屋子。我们过去看。”
以利沙走过去,念道:“亲爱的神的仆人,我们认为奉神的名为你这样做在神眼里是好的。我们希望你喜欢每次都留下来。如果我们能为你提供进一步的服务或祝福和帮助,请让我们知道。我们乐意效劳。”
当他读到那个时,我能看见泪水那样从基哈西脸颊上往下淌。“哦,奇不奇妙?”
以利沙往下看,说:“看看这门垫:’欢迎。’呐,那岂不好吗?你知道,以利沙,我感到……基哈西,我感到自己进这屋子是很受欢迎的,就跟是我自己盖的一样。”是的。你也想有那样的感受。你也想那样赐予。带着一颗自由的心赐予。交给主。
于是他进去,说:“瞧这里。”哦!以利沙在这张床上伸展身子,脱掉鞋子。基哈西拿了杖,放在角落,倒了一点水,递给他一块布,那样清洗沾满灰尘的脸。哦,先知太蒙祝福了!他躺在那里。我能听见他说:“基哈西,去叫这书念妇人。(阿们!)但在你去之前,先让我闻闻那些金银花。”那花使他的魂蒙福。他把花放下,去叫妇人;妇人站在门口。
以利沙说:“问问她,我能不能替她求元帅,因为元帅是我的一个亲密朋友。我能不能对王或市长说,不管是谁。我认识他们。也许我可以替她求他们。我能做什么来报答这事呢?”
“哦,”妇人说:“没什么,没什么。不要想任何事,因为我们给你的,只是对神的爱的一个小记号。”
基哈西回来,带来了信息。以利沙说:“基哈西,我们能为她做什么呢?对于这一切的仁慈,肯定应该有什么事。”
大约那时,基哈西说:“哦,我主,她没有孩子。你知道吗?她丈夫是个老人。”
我能看见一个异象出现在以利沙的面前。他说:“去吩咐她来这里一下。我要跟她说话。”阿们!他说:“去吩咐她来这里。”妇人站在门口,他说:“明年大约这个时候,到明年这个时候,明年这个时候,你必抱一个儿子。”
“你怎么知道呢,以利沙?”
“我看见了。他必在这里。”以利沙的灵仍然活着;肯定活着。那仍然是神的灵;不是以利沙,而是神。他说:“明年大约这个时候,到明年这个时候,你必有一个儿子。”
妇人说:“哦,神人啊,不要欺哄我。”
他说:“哦,你只管去。”换句话说,“你必看到。只管去吧。”因为他已经看见了异象。一切都结束了。
所以,明年大约那个时候,她果然抱了一个儿子。哦,她太高兴了!她丈夫是个老人,她也中年了,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对一个家来说,孩子是多大的祝福啊!他使一切事变得明亮起来。
希望我们有时间在这里停下,讲讲我要去见的一些不生育的妇女,她们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站在讲台上,看见已经过了生育年龄的妇女,她们此时在抱孩子,因为以利沙的神仍然活着。
几天前,我站在什里夫波特,奉献了一个婴孩。有个妇人结婚大约十五年了。她和她丈夫非常健康,但他们无法明白,除非她丈夫或她有一个人不会生育。他们无法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生孩子。她在祷告队列里,走上来,我说:“等一下,女士。你来这里求一个孩子。主如此说,我看见你站在这里的同一个台阶上,手里抱着一个棕发、棕眼的男孩。因为主如此说,你必生孩子。”她转过身,哭了起来,下去,拥抱她丈夫。大约三个月前,我站在同一个地方;把那妇人的棕发棕眼的男婴奉献给主,奉献给主。
后来我跟索斯曼弟兄在一起,他今晚坐在会堂的某个地方,是从加拿大来的非常好的基督徒弟兄。几年前,大约八年前,站在那里,我想,一年下来,有六十或七十五件这样的事发生。有一位女士来见我,她非常好。我妻子和我在那里时,她带给我大罐的果汁等等。她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多么喜欢这些信息。”
我说:“谢谢你,姐妹。”
她说:“我肯定相信你是主的仆人。”
我说:“谢谢你,姐妹。愿神为此赏赐你。”
她说……当她站在那里时,我看见一个异象。呐,她已经中年了。那是八年前,她说:“哦,伯兰罕弟兄,”她说……
我说:“姐妹,主如此说,我看见你站着,手里抱着的小毯子里有一个婴孩。”
她说:“我?”
我说:“是的,夫人,是你。这是主如此说。”
她说:“我希望你是对的。”
我说:“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主如此说。”哦,两、三年,四年过去了,她开始怀疑了。
不久前,巴克斯特弟兄和我上去,我走进北方不列颠哥伦比亚,到了印第安人中间,在那里举行了一场小聚会,跟拉斯姆森弟兄下来,他在这里,就坐在这里。我们下来经过卡尔加里,我们在……哦,是埃德蒙顿。我打猎完回来,我们在埃德蒙顿,晚上聚会。我们聚会后,顺便访问。她丈夫在那里遇见我,非常可敬的男子。
他说……我穿着一件薄外套,因为是初秋,这里还暖和;加拿大却非常冷。他想把那件外套送给我。在过去的七年,这人从来没有不把十一奉献寄去支持我所支持的宣教计划,一直都有。他是个忠诚的人,一个好人。那天晚上站在那里,他想脱掉他的外套送给我。我说:“不,高伯尔弟兄,主祝福你的心,确实不要。”呐,圣诞节的时候,他总是送一个好蛋糕什么的给孩子们,或是小洋娃娃什么的,就是友好。不是因为没有别的方式,而是他就是那样的人。
站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建筑者,为政府建房子。但你知道,有一个先知告诉我们,说我不该去道森克里克附近或去那上面(我忘了那地方的名字),建一个邮局。因为他告诉我们,说俄国人准备取道加拿大去美国,他们下去时,要清除整个不列颠哥伦比亚。”
哦,我从来不想怀疑一个人的话。呐,你决不该那么做。所以我说:“哦,也许是那样的,弟兄,高伯尔弟兄。”我说:“嗯,是一个先知那样说吗?”
“是的。”可爱的弟兄,他说:“哦,我不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我失业了,但那是一件那么好的工作。”
我溜出去,出了门,跪下来,开始祷告。当我祷告时,主的天使来了,说:“去告诉他:主如此说,去到那里,因为那人错了。还有,对他说,告诉他妻子警惕她对那婴孩所存的疑心。”
于是我回去,说:“高伯尔弟兄,不是不信任你的弟兄、你的朋友,不管是谁,这人可能受了感动那么说。呐,你……我不想对那位弟兄有任何轻视的事,不,先生。”但我说:“作为主的一个仆人,我有主如此说:你是安全的,必蒙祝福。去做这工作吧。”
他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那么说,我相信。”
我说:“告诉你妻子放弃疑惑婴孩的事。”那大约是三年前。哦,上个星期婴孩出生了。经过八年多,神的道永远是真的。活在旧约的神是今天活着的同一位神。几百件那样的事例……
嗯,我想要说什么呢?是耶稣基督从前跟以利沙同在。是耶稣基督今天跟你同在,与你同在,在你里面,通过你,在你上面:基督,他是一样的。
后来,这个孩子长到一个年龄,大约十或十二岁。哦,有了这个小男孩,那个家庭多么快乐啊!
呐,在我们开始祷告队列前,仔细听。若神愿意,我们在这里要进入高潮了。
呐,瞧这个小家伙。哦,我能想象这个书念男孩跳到椅子上,搬掉所有的东西。但是,哦,没问题;那是个男孩子,他们的独生子。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有一个男孩。哦,当孩子夜里到田间时,他会爬到父亲身上,父亲会抱起小家伙,举上去放下来。哦,你怎么能不爱那样的小家伙呢?不管他们多么淘气,都没关系。
我告诉你,他们偶尔唯一那样……你怎么知道你手里不是抱着一个先知呢?你怎么知道……当亚伯拉罕·林肯的母亲在肯塔基抱起那个小婴孩,在一间篱笆木做的木屋里的稻草床上,那双小手抚摸她的脸;她怎么知道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抚摸她的脸颊呢?把一百万个灵魂送给基督的查尔斯·芬尼,他的妈妈怎么想到……当他是小婴孩,抚摸妈妈的脸颊,小手像那样拍妈妈的脸颊,将来会把一百万个人指向通往荣耀的路?摩西的父母,或以利亚,或其他任何人,又怎么样呢?当然。要爱那些小家伙。
这个小家伙跳啊、蹦啊、玩啊,直到他够大了,跟他父亲去田间。一天,他去田间,正在那里四处玩耍。我想他是中暑了,他举止好像是中暑了。他够大了,“我的头啊……”白天大约十一点,“我的头啊,我的头啊。”他们当时不像你们现在这样有空调。所以他们……父亲让一个仆人把男孩放在驴子上,带到妈妈那里。妈妈把他放在膝盖上,开始摇他,为他做所能做的事。大约晌午的时候,孩子就死了。
呐,谈到黑暗的时刻。那妇人当时怎么能……你会怎么做呢?临到她生命中的最黑暗的时刻。发生了什么事?半夜中风……你知道我们许多人会怎么做吗?号啕大哭,叫喊,乱作一团。我们就会这么做。但她没有,她是个有信心的妇人。你知道她怎么做吗?她呼求她所爱的神。哈利路亚!有个带领她给先知做好事的灵感说:“抱起孩子,放在先知所睡的床上。”抱他到何等的地方啊!绝对没错。阿们!
所以,我能看到她把小家伙抱在手里,亲吻他,那样把他的卷发梳到后面,走到外面,下去。父亲跟着她,放声叫喊,所有的邻居都在哭号,她静静地走着,偶尔流下眼泪。但一切还没完。
如果她没有希望,一切就完了。但她里面有东西。哈利路亚!她知道她是怎么得到孩子的。她知道那说出话,使孩子来世上的嘴唇。她知道有一位天上的神,正如但以理说的:“有一位天上的神。”确实是。她抱起小家伙。呐,如果她觉得一切都完了,一切就完了。但在她的心里,有一样东西在运行。所有的希望都没了,然而有东西开始运行。当所有的推理没了……我们当丢弃推理。它不是你在头脑里、智力上能想什么,而是你的魂告诉你什么,你的心告诉你什么。
我能看见她走过那个小玫瑰园,走在路上,走到角落里,打开门。她踏在门前欢迎的垫子上,这位神人所踏的地方,放下小家伙,拿来那位圣洁的神人以利沙所躺过的枕头,垫在他的小脑袋下面,拿一条小毯子盖在他的脸上。妇人走出去,大家都在叫喊,乱作一团,她说:“给我备一头驴子,赶着走,尽快地去迦密山。我若不吩咐你停,就不要停。”
“哦,”她丈夫说:“这不是月朔,也不是安息日。先知只在那些日子才经过这里,去那里,在一个山洞里禁食祷告。哦,没有……没有必要去那里。”
她说:“一切平安。”阿们!每次我想到这个,那都令我的心激动。
那是什么?她心里有东西告诉她说以利沙在那里。你愚弄不了她,就是这样。那是神圣的启示。肯定是的。同样的启示说:“为这位圣人预备这个;给这位圣人预备这个小地方。”同样的启示从她身上流过,同样的能力说:“以利沙在那里;去找到他。”
哦,赞美神!如果那启示今晚临到这群会众,即耶稣从死里复活了,此时就在这里,你就不会带着一个缺乏离开这里,这里就不会剩下一个软弱的人。肯定的。
她说:“呐,没事的。”
呐,我能看到她丈夫把那个鞍子备好了。妇人把小脚蹬在鞍上,她丈夫帮助她,扶她上去。她坐在驴子上,脸上蒙了一条围巾,吻别丈夫,擦去眼泪,说:“孩子他爸,别哭,别哭。”
“孩子他妈,什么事?”
“别哭,别哭。”
“哦,什么?你怎么把事情看得这么轻松?”
“亲爱的,除非有件事发生,不然我的心跟你的心感受一样。我里面有东西告诉我说我必须马上去见神人。”她对仆人说(当然,仆人牵着驴子):“呐,你自己赶路,我若不吩咐你,你就不要停,也不要下来检查。”
她上去了。我能看见她继续赶路,一边赶着这只驴子小跑,一边唱歌赞美神。哦!
老以利沙坐在那里,正在读经卷,你知道;他坐在那里,所有的事发生了。基哈西坐在门口点头。我能看见以利沙擦眼睛,往外观看,说:“基哈西。”
“是的,我主。”他跳起来。
以利沙说:“那书念妇人来了。去看她要什么。问问她,她、她丈夫和孩子一切都平安吗?”
于是基哈西出去了一下,说:“你一切都平安吗?你丈夫一切都平安吗?孩子一切都平安吗?”
姐妹,你要说什么?你要说什么?哦,如果我指望的是智力,就会说:“怜悯的神啊,哦,我的孩子没了。”但我心里有东西说:“说不同的事。”
妇人说:“一切平安。(阿们!阿们!)一切都好。”哦!那若不是丢弃推理,就是世人称作荒谬的东西。那就是科学说是癫狂的东西。但她得到了所求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说:“一切都好,完全没事。”
她向以利沙跑去,从侧坐鞍上跳下来。仆人把她的驴子转过来,往后退。以利沙说:“呐,她的心因某件事碎了,因为我能看见她眼里噙着泪水。但你知道,神告诉我许多的事,但他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神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的先知。不,不,只照他所愿意的。呐,以利沙说:“呐,她的心碎了,她因某件事难过不已。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妇人开始向他透露事情,告诉他发生的事。哦,以利沙说:“呐,等一下。没有异象说我要做什么事,我什么也没看到。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我知道一件事。天上有一位神活着。那是一件事。我知道,许多次当我有恩膏在身上时,这根旧杖,当我走过沙漠时,恩膏在我身上。所以,基哈西,你是我的仆人。我要你赶快束上腰,穿上全副的军装。我要你拿着我走路所拄的这根杖,它是被祝福了的。我要你去把杖放在孩子身上。若有谁想要阻止你,不要理会他们。若是……”
那正是今天我们传道人的问题;那正是我们教会会员的问题。神赐给我们一个使命带给失丧的和垂死的,复活得永生,我们却停下来了,搞社团、聊天、晚会、茶话会、晚饭、针线缝纫,诸如此类,还有别的东西。难怪我们不能去到死人那里。
以利沙说:“你什么也别说,只要带这信息去。”
以利沙开始了,或仆人拿着杖动身了。但你知道,妇人的信心,她不知道神在那根杖里;但她知道神在那位先知里。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你的神起誓,神人啊,我必不离开你。我要跟你留在这里,看你要做什么。”哦,我喜欢这样。
持守你的观点;不要退后;持守它。妇人有一个启示;她有一个异象,像过去一样,或是一个启示,有样东西……以利沙有样东西给她。她要留下来,直到看见了,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神起誓,我必不离开你。”
以利沙说:“哦,我想,如果我没法摆脱你,我只好穿上鞋,动身,”于是他穿上鞋,他和妇人来了。
看看这一幕。一个黑人男孩手里拿着杖跑过来了。大家都说:“喂,基哈西,以利沙今早怎么样?”[原注:伯兰罕弟兄做出跑动的声音。]在做主的工。阿们!
一些人说:“喂,你手里拿着杖做什么?”
我能听见他在心里说:“我还是不想告诉你,你这个不信者。”只管继续往前走。“我有一个使命要做。”只管继续往前走。
哦,哦,瞧,翻过山,这妇人紧跟着以利沙来了,他们翻过山。我能看见孩子他爸站在那里,说:“哦,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年轻人跑得比他们快。所以他跑进去,把杖放在孩子身上,说:“喂,我们看看它管不管用。不,不,我不……我不相信它会管用。呐,我们看看。呐,让我等一下子。他会……哦,以利沙还是来了。呐,等一下。我想它不管用。”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我们没有让它在那里放得够久。瞧?
他又拿起杖,跑去遇见以利沙,说:“不管用。”那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那就是它不管用的原因。以利沙来了。
呐,瞧,何等的场面。以利沙走进去,邻居都在叫喊哭泣。一个被打败的仆人对他说:“哦,我主吩咐我做这事,但他的话肯定失败了。这表明他只是一个人。事情就是这样。”以利沙上来了,没有异象或其他的事运行。这里有个心里有信心的妇人。我能看见以利沙察看,说:“哦,如果我没有得到多少启示,我可以分享你得到的启示。”就是这样。“我要凭着你的启示上去。”
他向房子走去。孩子他爸跑过来,说:“哦,神人啊!哦,我可怜的孩子死了几个小时了。哦,神人啊……”
我能听见他说:“嘘,不要作声。”又吩咐妇人,说:“呐,现在只要留在外面祷告。”他走到门口,像以前一样打开门,往下看,见到那张欢迎的垫子。他开了门,观看,孩子在那里;另一束金银花摆在那里。
瞧,床上有个人形躺在一张床单下面。我能看见他把床单拉到后面,观看,说:“哦,可怜的小家伙。”孩子的眼睛闭着,嘴巴张着,僵硬了,冷却了。以利沙说:“主啊,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走过去,跪下,说:“父啊,我能做什么呢?”孩子没有一点反应。然后以利沙起来,走来走去。他走过去,突然,他刚好想起某件事。呐,神活在人里面。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手按病人,”那听起来不对,是吗?“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听起来不对,是吗?“手按病人,因为我要与他们同在,在他们里面。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神在以利沙里面,他知道他得到的那些异象就是神;他知道他心里的灵感就是神。神住在他里面。所以他有一个启示。他走过去,把小男孩摊开,手对手,鼻子对鼻子,前额对前额,在那里伏了一会儿。他起来,说:“主啊,我不知道。”他把手放下,小男孩暖和起来了。他说:“哦。”起来,又走来走去,“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不久,启示说:“再做同样的事。”于是他去,脸对脸,嘴唇对嘴唇。当他那么做时,在这人里面的神的灵被注入到孩子里面,孩子打了七个喷嚏,就活过来了。哈利路亚!
弟兄,神从未改变。今晚的神跟当时是一样的神。以利沙的神,摩西的神,亚伯拉罕的神,主耶稣的神今晚以圣灵的样式与我们同在这里。你们众人和我的唯一问题,是我们没有信心召唤他行动。是的。如果你的信心被激活了,走出去,把一切的阴影除掉,神必做他在过去日子里所做的事。他今晚必在你们中间这样做。你们相信吗?
让我们祷告。你们低头,在神面前打开你们的心,此时我想知道你们这里一些人的死是不是比那个小男孩更糟糕的一种?那个小男孩是身体上死了。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对这些事在属灵上死了,以前从不相信,从不相信。但今晚有件奇怪的事,你感到今晚你应当相信,像书念妇人一样。
“我心里有东西告诉我说这圣经是对的,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我晓得我是个必死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我必须站在神的面前。此时是我做出决定的时候,我要接受他作我个人的救主,接受永生。当他把手按在我的手上,他被枪扎了的心贴着我有罪的心时,我要祈求他除掉我一切的罪,再带给我生命。”
你愿意举手,藉着举手,说:“伯兰罕弟兄,当你呼叫时,请在祷告中记念我。”神赐福后面的你。神赐福你、你、你、你;神赐福你。哦,到处都有手举起来。“我现在要耶稣接受我,把我拥抱在他怀里。”
当神的一切灵通过约瑟运行,通过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以利亚、摩西和众先知运行,最后以神本性一切的丰盛有形有体地归结在主耶稣里,他今晚投射圣灵,让他的灵站在你的心门口。[原注:伯兰罕弟兄叩门。]“主啊,当你从我的路上经过时,我想要在我小门口放一块欢迎的垫子。我想要用谷中百合花的香气照亮我的思想。我想要你进来,跟我同住。主啊,与我同住,因为有一天我要在肉身上离去,只有你和你的拥抱能再召我活过来。现在我在你的计划上接受你,藉着神的恩典,我爱你,跟你同住,只要我活着就服侍你。”
除了大约两打,还有人刚才没有举手吗?你愿意举手,说:“我此时感到我应该举手,伯兰罕弟兄。向基督举手,藉着举手说:’基督,我的意思是我愿意服侍你。’”不管在阳台哪里,附近任何地方?有手刚才没举吗?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那里的你,女士。神赐福后面的你,女士。神赐福你,我的弟兄。神赐福后面的你,年轻人。我看见你的手;神肯定也看见了。在阳台上的,神赐福你。
还有别人想说:“藉此我的手举起了。”神赐福你,年轻人。我看见你了,当然神也看见了,所有能看的眼睛都看见了。神赐福坐在那里的这个黑人弟兄。神赐福你,我的朋友。神也赐福后面的你,坐在那后面的黑人姐妹。上了年纪的男子,灰头发、举着手的黑人,“我想要接受耶稣。”神赐福你;神赐福这位举着双手、打开心门的女士。神赐福这位坐在这里、举着手的女士。
不久前……当你们现在祷告时,你们低头。那天早上我的房间里很冷。我点不着火。凯德尔姐妹在广播里唱着:“我想见耶稣,你们呢?我的救主忠心又真实。当我到达彼岸的地上,我想见耶稣,你们呢?”
我们的天父,那是今晚这里每颗心的渴望。哦,看看他们,主啊。也许有十五或二十五个人举了手。他们此时想要接受你。
伟大的圣灵啊,你在早期时代出来,住在人里面,住在众先知的心里。你历经各个时代,印证你自己。我们能看到大卫爬上那座山,回头看耶路撒冷,被自己的人弃绝。他上山的时候哭泣。几百年后,我们看到大卫之子被弃绝,坐在同样的山上,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们,如同母鸡聚集小鸡,只是你们不愿意。巴不得你们知道眷顾你们的日子。”[太23:37]
亲爱的父,今晚在我心里,我感到圣灵在呼喊:“美国啊,美国啊,圣灵多次愿意赐给你复兴的真正浇灌。他愿意聚集你,保守你安全。但我相信你不明白眷顾你的日子。你嘲笑先知;称他们是狂热分子,把他们下在监里。哦,我多次愿意接受你。”
主啊,今晚对付单个的人。神很少跟一个国家打交道,但你跟个人来往。今晚,一些人举起来了,想要拥抱你,主啊。我祈求圣灵让那些人看到你爱他们,此时把他们拥抱到你怀里。父啊,当这聚会结束时,我祈求他们从这里出去,成为芝加哥最快乐的人。父啊,求你应允。
现在我向你引述你的道。这是你的道,活的道。根据圣经,你说过:“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这些人在你面前举了手,表明他们相信你。父啊,我有经文的权利说他们已经出死入生了,他们今晚在这里被复活,得生命了。我为此感谢你。
神啊,我祈求你让我们在地上活出这样的生命,等到来世,在那边神的国里……试炼结束了,武器堆起来了,和平在每颗心里作王,愿我们坐在生命树下,快乐,主啊,今晚是他们接受你的夜晚。我们这样求你保守他们直到那个时候,奉基督的名,阿们!
多少人感到真的好,就像道擦洗我们一样,不是吗?使你感到不一样了。
呐,我说了我会早点结束,现在又迟了。我总是这样。但今晚我想知道……呐,让我们看看……你发了什么祷告卡?B什么?他忘了。好的。我说B……50到100。好的。谁有祷告卡B1号?请举手。在你们的祷告卡上寻找B。我要请伍德弟兄他们,或几个引座员,请他们下去一会儿。我们要排一大队的人。好的。B50,谁有B50?请举手。B51,52。好的,53。在这里开始排队,54, 55, 56, 57, 58, 59, 60。如果你坐在轮椅等等上,动不了……[原注:磁带空白。]
要为你祷告,使那个咒诅离开你,你得痊愈吗?你愿意一直服侍主,爱主,是吗?你知道,我有一个小女孩在家里,利百加。她大约跟你一样大,也许小一点。你多大,亲爱的?十一岁。我想她现在是十岁。所以她……她也爱主耶稣。
你知道,那天我离家的时候,小利百加哭了。她不想看到我离家,但你知道,神知道你在这里。他想要我来为你祷告,让你能健康强壮。你信不信?会众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过来,亲爱的。天父,日子过去了,几年过去了,你仍然是同样伟大的耶和华神。这个小孩在这个年龄,心脏病超越了医生的监护能力。但是主啊,你能医治。
现在我想起了我自己亲爱的兄弟,他们把他的心脏取出来,把手指伸进瓣膜里,试图打开它们,却打不开。低头站在那里,脸色……眼睛闭着,你带他回来了,今天他活着。基督啊,我抱着这孩子,她是某个男人的宝贝,也是你的孩子,主啊。从她身上除掉心脏病的咒诅,愿她从此刻起开始修复,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神赐福你,宝贝。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你这样做。三天后(瞧?),七十二小时后,你给我写一封信,告诉我你是我祷告过的小女孩,告诉我你进展如何?你愿意这样做吗?如果医生检查你,说:“喂,你好了很多。”那么,你写信告诉我这事。你愿意这样做吗?主赐福你,宝贝。
你的病呢,弟兄?[原注: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你以代理人的身份上来。你相信神应允祷告吗?我们的天父,因为他代表一个朋友,我祈求你的圣灵去到那个朋友那里,恢复他到到正常情况。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原注:弟兄又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神赐福你,弟兄。很好。
你的病呢,弟兄?[原注: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神经紧张。亲爱的神,我按手在我的弟兄身上,谴责这个污鬼,奉耶稣的名祈求他的医治,愿他像其他弟兄一样欢喜,阿们!神赐福你,弟兄。
你好,你的病呢,弟兄?[原注: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神赐福你,弟兄。父神,你总是真实的,我祝福这位弟兄。当我奉耶稣的名祷告,我的身体接触他的身体,愿大能、圣灵触摸他,把他所渴望的赐给他。阿们!神赐福你,弟兄。让我收到你的消息。
你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主啊,当我的身体藉着我的双手接触这妇人的身体时,愿主恢复她的健康,因为你的道说过:“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我想要你做个检查,给我写信。我想要知道在你身上发生的事。
呐,你得了什么病,弟兄,快吗?[原注:弟兄说话。]哦,对不起,约瑟弟兄。过来,弟兄。把你的手帕给我。我的天父,他可爱的伴侣病了,我祝福这块手帕。以色列人被逼到红海边上,仇敌把他们逼到了绝路,但他们有一个应许。神的灵降临,俯看海水,水惧怕了,往后退,以色列人便走向应许。神啊,这是你的应许。我把这块手帕送给她妻子,当手帕接触她时,愿仇敌看到那是神的一个应许。愿仇敌惧怕,离开,愿她走向美好健康的应许,奉基督的名,阿们!让我收到她的消息,好吗?神赐福你,好的。
婴孩吗?她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哦,她又聋又哑。哦,愿神赐福她幼小的心。呐,你相信耶稣必恢复她的听力和语言吗?你信吗?好的。我要为她祷告。我要你看她发生什么事。
我亲爱的天父,这聋哑的小孩,我祈求你从孩子身上赶走这个灵,使她听见并说话。主啊,求你应允这事,因为这孩子只是个小孩,但你是神。我祈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现在,你们低头一会儿。呐,这不是赶出去。你瞧?这不是异象。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等一下,我想看看神医治了这孩子没有。现在继续低头。[原注:伯兰罕弟兄拍一次手。]你听见了吗?[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她能听见。[原注:伯兰罕弟兄跟孩子说话。]妈妈,妈妈,妈妈,妈妈。你会那样说吗?妈妈。注意这个。[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瞧,她的小眼睛转过来看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呐,她从未说过话,你瞧,所以她不会……像这样。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这样说,妈妈。我告诉你怎么做,姐妹。带她去某个地方,坐下,尽力让她明白。瞧?我相信她会说话。我不能说,因为……我必须相信。但我的信心说她得医治了。瞧?我相信。我不能……但你让她说话;她会听。我知道这点。她能听见了。她能听见。但我相信她也能说话。在同一条神经上工作。你去那里,看她会不会说“妈妈”。让她说“妈妈”或类似的东西。好的。神赐福你。让我等一下收到你的消息。好的。
你的病呢,先生?[原注:磁带空白。]神经紊乱。基督能医治这病。你信不信?我们的天父,我祝福这男人,按手在他身上,祈求这神经紊乱离开他。我奉耶稣的名祈求这祝福,阿们!
瞧,孩子,神经过敏是最难争战的东西,比癌症更糟,因为你在精神上不能平衡自己。你明白吗?你不能让自己的头脑正确地运行。但现在,从此时起你开始知道你是站在神的面前,说:“此刻,此时,我得医治了。”出去说同样的话,这么说,直到你实际上相信了(瞧?),直到你真的相信了。这时你就痊愈了。你相信吗?现在,欢喜地去吧,让我知道你发生的事。
你病了吗,先生?[原注:弟兄说话。]过来这里,先生,就一会儿。哦,是的,耳朵里嗡嗡响,右臀软弱,那条腿。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先生?我们的天父,你不偏待年龄,不偏待人。我作为你的仆人,按手在我的这位弟兄身上,我现在非常清楚,在审判之日我要跟他站在一起。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知道是这个时候,我为他的医治做出大有能力的祈祷。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呐,我要你现在相信你得医治了。呐,我只想触摸你的耳朵,祈求神医治你,使这耳朵听见,一切都好了。我要你相信你的腿好转了。摸摸你的腿,看是不是觉得好转了。瞧?你相信它感觉好转了吗?好转了吗?很好。耳朵怎么样呢?好转了吗?哦,我还以为你有耳背。好的。现在,你去吧,让我知道在这条腿和这耳朵上发生的事。你会写信给我,告诉我吗?写到杰弗逊维尔。神赐福你。好的。
呐,带女士过来。哦,她不能很好地走路,或者扶一下,带她过来。很好。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瘫痪,哮喘,瘫痪。呐,只有一样东西能帮助你,亲爱的姐妹,那就是主耶稣。你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看到你处在这个光景里,真是可惜!我希望我有能力帮助你。我愿意帮助你,姐妹,我愿意。神知道我的心。我没有能力。我不是那个人。瞧,医治已经完成了。瞧?基督做了这事。现在我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为你祷告,要求你相信医治已经完成了,基督必使你的身体顺从你的信心。你现在相信吗?
这是你女儿吗?你相信吗?你愿意让我知道病是怎么来的,发生了什么事吗?她这样有多久了?从小的时候。任何的改善马上都会显出来,是吗?你是本城的吗?你愿意……你会在这里几天吗?你会让我知道下面几天,比如说明晚是不是有任何的改善?你们任何人,我要你这样做。现在当我们要做信心的祈祷时,你愿意跟我一起相信。
我们的天父,这个可爱、年轻、黑头发、黑眼睛、年轻的女子站在这里,她将是任何人的宝贝,父啊,我为她祷告。魔鬼做了这事;我肯定。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主啊,我祈求你,因为今晚是留给这个的;我按手在这个瘫痪、受苦的年轻女子身上,带着我心里的真诚祈求,神啊,愿直到有一件事发生前,时钟不会转回来,。愿这位母亲和她回到讲台上,将赞美和荣耀归于你。主啊,如果你这么做,我答应你,我会以这个方式开始为人祷告,为你的子民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事。父啊,让这事成为一个榜样。我奉耶稣的名祈求她的医治,阿们!
神赐福你。现在你感到好转了,是吗?你的确感到好转了。哦,很好。我相信你现在好转了。我相信在下一个二十四小时里你会好多了,你妈妈会来这里,讲这事。会吗?你也……好的。主赐福你。好的。神赐福你。
[原注:妇人说话。]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为这妇人祝福这块手帕。阿们!神赐福你,姐妹。让我听听。[原注:妇人又说话。]父啊,将这妇人渴望的赐给她。神啊,我祈求她的心为她的女儿大大兴奋,你给她的一切东西都赐给她,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
呐,姐妹,你要为什么事祷告?哦,神赐福你。天父,求你赐福这妇人,她站在这里等候轮到她。我按手在她身上,祈求你的祝福降在她身上,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我的姐妹。你现在相信吗?阿们!好的。很好。
你的病呢,先生?[原注:弟兄说话。]胃病。父神啊,我为这男人的胃病祷告,祈求他得医治,愿明天他进来,带来一封信:“我的胃病从此再也不搅扰我了。”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让我们收到你的消息,弟兄。你现在相信吗?好的。很好。
你得了什么病,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什么?压抑。过来这里。那是魔鬼,当然。我们的天父,祝福这个站在这里的年轻可爱的妇人,她看着说:“压抑。”看到她拿着这块手帕,双手搓在一起,知道是魔鬼在做这事。神啊,我祈求你斥责魔鬼,叫他离开这妇人。主啊,到明晚的时候,愿这些人涌进这地方,述说你为他们所做的事。愿她来,大大地赞美神。阿们!神赐福你,姐妹。你现在相信。欢喜地去,感谢神。
[原注:姐妹说话。]手臂下有瘤,胃里有癌症。姐妹,你晓得如果神没有医治你,那就是死亡吗?你必须现在相信。天父啊,当我看着这个样子真诚的妇人的脸,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赐福她,除去她身上的一切癌症。愿癌症死去,再也不搅扰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明天我想听见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好的。
呐,你想要祷告什么,姐妹?[原注:姐妹说话。]是的。好的。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吗?天父,我祈求你合上这地方。你是那位能分开红海又合上红海的。神啊,我祈求你医治这妇人,奉你儿子耶稣的名,阿们!现在要全心地相信,姐妹。
呐,过来,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关节炎。天父,这病医生为她做不了任何事。但你不是一个疗法,你是治愈。我祈求你医治这妇人,愿她一生剩下的时间一直是痊愈的,奉基督的名,阿们!现在你相信吗?好的。欢喜地去吧。让我明晚知道发生的事。
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这妇人,使她痊愈。愿明晚她的见证在这里,神已经医治了她。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不要把我看成……记住,以利亚的神在这里。留意看他有没有证明他在这里。
你的病呢?好像我应该认识你。你是不是多米科太太?多米科太太的朋友;是的。[原注:妇人说话。]哦?哦,那肯定是……呐,主是医治者,不是吗,姐妹?我们的天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全心地祈求你医治这个亲爱的妇人。这肿瘤在她身上,惟有你能除掉它。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呐,让我明天听见发生在你身上的事。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我相信。愿神怜悯你,姐妹。你现在相信吗?我们的天父,作为你的仆人,你……成千上万年过去了,你仍然是神。你永远都是神。人们仍然有需要,只要有需要,就有一位神满足那个需要。我祈求,当我按手在她身上,正如以利沙伏在孩子的身上,我为她的医治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现在相信。
伍德姐妹,当然我知道你的病在这边。天父,我心里带着真诚为我的姐妹祈求。愿这是你使她的肋旁痊愈的时候。我祈求病现在离开她,永不再搅扰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原注:弟兄说话。]为另一位弟兄。请你走近一点。天父,他代表这世上某个地方的其他人。我祈求你医治那个人,为这人的努力祝福这人,奉耶稣的名,阿们!
过来,先生。你的病呢,我的弟兄?[原注:弟兄说话。]你的独生子有精神病。天父,神啊,我的心为他流血,愿那邪灵离开那男孩。愿他回家时,发现邪灵出去了,来为神的荣耀作见证。父啊,我谦卑地这样祈求,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弟兄,愿你得着你所求的。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主已经做了,不是吗?我们的天父,这女士不确定,但那是某个地方的胃病。父啊,我祈求你使那恶鬼离开她,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呐,让我明天听到发生在你身上的事。瞧?好的。
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你女儿在医院里?好的。你想拿这块手帕给她。我的父神,我在你面前把这块手帕放在我手里,这手是不配的。但你看到需要把它送到全世界。天父,当这块手帕放在她女儿身上时,我祈求你祝福这块手帕。愿她出院,成为一个健康的人,回家,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愿事情如此。让我听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关节炎。哦,我明白。越发严重了。是的。好的。姐妹,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在基督里。现在你知道传讲神的道……你曾见过聚会、其它的聚会吗?昨晚你在这里吗?星期天你在这里吗?你见过圣灵在人们中间运行吗?瞧,他还是一样在这里。他就在这里。瞧?你相信吗?天父,我按手在我们的姐妹身上,祝福她,奉耶稣的名;从现在到明晚,今晚我在宾馆房间祈求你的神迹,我祈求你让这妇人回来,说关节炎离开了。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呐,不要疑惑。来,让我们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你会这样做吗?神赐福你。好的。
[原注:一位弟兄要求会众继续祷告。]还有一会儿,我们就结束。好的。过来吧。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这妇人的关节炎。愿明晚她拥有一个很大的见证,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眼睛。天父,我握着这年轻妇人的手,奉基督的名祈求你恢复她的视力。愿她痊愈,明晚见证你的荣耀,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年轻的女士。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神经过敏和头痛。天父,我祈求你祝福这个年轻妇人,医治她的神经过敏和头痛。愿她的见证明晚是:“它从此再也不搅扰我了。”我祈求这个祝福,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原注:姐妹说话。]神啊,你知道万事。我为这个亲爱的妇人祈求你医治她的这个病。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的见证明晚是:“我得医治了。”阿们!
神赐福你,先生。[原注:弟兄说话。]亲爱的神,这个亲爱的人得了两边疝气,渴望你双倍的灵,神啊,作为你的仆人,我按手在他身上,知道今日的需要,我祈求你应允他所求的这些事。我真诚地奉耶稣的名求。阿们!神赐福你。
[原注:姐妹说话。]哦,背部损伤。你相信明晚你会上来做见证吗?你的胃,你能再吃吗?天父,我祝福这妇人,为了在她的邻里见证主耶稣祈求她的医治。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呐,让我们明天听到你的见证。
[原注:姐妹说话。]是的,听力有缺陷,手指僵硬。好的。你相信你会听得清楚吗?你相信你会听得清楚,手指会痊愈吗?我们的天父,祝福这妇人,使她的听力完全,医治她僵硬的手指。我祈求这事,明晚见证是要荣耀神,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我相信我们会听到的,是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相信。
[原注:姐妹说话。]我们的天父,这孩子站在这里祈求,她是个处在生活十字路口的年轻女子,主啊,我祈求你医治她的这个神经过敏和脖子上的这个肿瘤。我祈求,明晚她回来,说肿瘤没了,神经过敏没了,她痊愈了,让她能服侍你。神啊,如果你这样做,我就像这样时常叫祷告队列。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高血压和关节炎。天父,我握着这双手,祝福这个妇人,也许这双手抚摸过许多次婴孩的脸颊,当婴孩生病时,摇过摇篮。父啊,我祈求你从她身上除去关节炎和疾病,愿明晚她欢喜地回来,说:“病离开我了,我好了。”奉耶稣的名,阿们!
[原注:有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小孩,聋哑的小孩在说“妈妈”,能听见了。[原注:会众敬拜主。]现在把她们送回到讲台上。
你的病呢?[原注:姐妹说话。]神啊,奉基督的名,医治这妇人,使她痊愈。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你说什么?[原注:带着孩子的妇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妈-妈。哦,很好。呐,你是我的小女朋友。你相信吗?你能给我说“妈妈”吗?妈妈。妈妈。[原注:伯兰罕弟兄问妇人。]看你能不能说。妈妈。妈-妈。她正在努力试。妈-妈,妈-妈,妈-妈。她以为我要让她对妈妈笑。瞧?[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哦,弹奏音乐,不管哪里……[原注:司琴弹了一点和弦。]嗯,嗯,妈-妈,妈-妈。
她在底下说了,是吗?[原注:妇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她在这里说,你的妈妈?带她来的邻居,带她出门,说:“妈妈。”这表明那个灵已经离开她了。孩子一生从未跟她说过话,只是个孩子。呐,你能不能明晚带她回来,能不能明天继续训练她怎么讲话,带她回来?我想要会众看到发生的事。你会这么做吗?
什么,你是挪威人或什么?瑞典人。哦,很好。她不是瑞典人,是吗?我不这么认为。你看上去像个爱尔兰姑娘。是的,先生。哦,是的。她父亲在工作,母亲有两个小孩,但这孩子今晚听见并说话了。瞧?呐,那是……那是真实的信心。只管去相信,就是这样。我所做的事,我竭力将自己扔在那里,为人们相信,然后看发生什么事。如果行,我就要每晚叫那样的祷告队列。神赐福你。
呐,我想要明天听到。你训练她。呐,她不知道怎么说……瞧,如果我们说:“揪耳朵。”她开始那样做。如果你说:“动手指。”让她那样做,她会模仿。呐,她认为我们想要让她去……瞧?但你必须发出一个声音。你明白吗?你明晚带她回来。如果不能,就再下一个晚上,让会众……我想明晚看见她,我相信她明晚会讲话。她正在说“妈妈”,等等。不是吗?你跟我一起相信吗?神赐福你,姐妹。好的。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亲爱的神啊,医治这个可怜的女士,她站在这里,是个好妇人。我祈求你使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我想要明晚收到你的消息。
你的病呢?[原注:姐妹说话。]神啊,医治我们姐妹的胃病和肾病。愿她明晚回来说:“哦,病都没了。”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你现在相信吗?好的。是的。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左眼瞎了,右眼正在失去视力。哦,太糟糕了。真是个可爱的女士。呐,你信不信明晚你能够上来,告诉我们,指给我们看,告诉我们,这只左眼能看见,右眼又好了吗?你信不信?你愿意相信吗?[原注:姐妹说话。]阿们!很好,亲爱的。
我们的天父,我祝福这个站在这里正在失明的孩子。主啊,你知道万事,我希望并相信你,明晚这将是一股见证的洪流。主啊,求你应允。愿这孩子能够通过这只瞎了眼睛看见,这个又聋又哑的女孩说话又听见。主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呐,让我们收到你的消息,姐妹。我相信。你信不信?好的。
[原注:姐妹说话。]耶稣啊,这个可怜的女人,关节炎,耳朵嗡嗡叫,鼻窦感染,你能医治这些病。主啊,我做了一个出于信心的祈祷祝福她。你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病人。我全心地把自己交托给你的灵,知道你站在讲台上。我祈求她的医治,奉基督的名,阿们!
过来吧。[原注:弟兄说话。]耳背?明晚,你相信你会听得清楚吗?天父,我今晚祈求他的医治,愿使他耳聋的邪灵,那个耳聋的灵离开他,明晚他欢喜地回来赞美神,能听得清楚。我奉基督的名祈求,阿们!我想要明晚收到你的消息。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你的婴孩。天父,我为她的后裔、她的孩子祝福这母亲。正如书念妇人为了她的孩子上来,愿天上的神赐福她的孩子,使孩子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好的。
神啊,她代表跟她作女孩子的时候一起玩的姐妹。姐妹得了癌症,惟有你能医治她。愿消息传来,就像几个星期前肯塔基州的女士一样。愿她得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现在要相信,阿们!好的。
多少人爱主?[原注:会众说:“阿们!”]
[原注:磁带空白。]全心相信主耶稣。他奇不奇妙?爱主,赞美主。神是真实的,不是吗?你知道我们所唱的那首歌:“神真实,我在魂里感到他”吗?耶稣奇妙。
让我们祷告一会儿。天父,我祈求你称颂自己为大。让这些人知道你在这里,你是神,你是真实的。我奉基督的名祈求。神啊,此时帮助我,奉耶稣的名,阿们!
我不知道。比利,我们下面还有多少人?大约五个吗?我想我们要改变聚会的次序。你相信神在这里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你有口臭,不是吗,坐在底下的姐妹?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阿们!现在没有了。感谢主!
主奇不奇妙?神在这里。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它实在让我窒息。异象在到处闪烁。哦,太奇妙了!
神的天使站在那里,站在得了窦病坐在那里的那位女士头上。如果你相信,女士,这排另一边后面大约三个,要全心相信,你可以得痊愈。如果你信,你就可以得着,阿们!
你们在会众中的,你们在底下怎么想,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女士,你相信吗?你认为所有的神经病都必离开你吗,你信吗?阿们!那喉咙病也必离开你,你信不信?你相信那癌症必离开你喉咙吗?你信吗?如果你信,就赞美主,说:“我全心相信主。”阿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仇敌,离开妇人!阿们!神赐福你;欢喜地去吧,阿们!主奇不奇妙?
你相信基督必医治你吗?是的,你儿子有精神病,不是吗?奇不奇怪?但你也有窦病,你也想要摆脱神经病。你相信耶稣必使你痊愈吗?阿们!瞧,我要你们始终知道,从这里经过,异象来了。我什么也不说。阿们!去接受吧,姐妹,奉主耶稣的名,接受。哈利路亚!
主在这里。在底下要有信心,看主叫不叫你。
你好吗?我不认得你,女士。神知道你,不是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相信这些从这里经过的人实际上蒙了祝福吗?你对得医治是怎么想的?你的信心,对吗?如果神向你证明他站在讲台上;我从未见过你,你只是个妇人,来到讲台上。如果神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目的,你愿意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们其余的人会全心相信我吗?你为一件事紧张不安。是的,它是由死亡引起的。那是你的女婿,最近刚被杀了。是的。你在这里为了一个人,你为她的救恩祷告。那是你女儿。是的,还有两个其他人。你有三块手帕要给代祷的人。对吗?那是主如此说。现在你相信吗?天上的神啊,让你的怜悯降在她身上,赐福这些人,奉耶稣的名,阿们!那是……是的,阿们!要有信心。你信吗?
你好像兴奋不已,坐在这座位末了的女士,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心里没有一点疑惑吗?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肾病,使你痊愈吗?
坐在她旁边、穿红裙子的,你为什么哭呢?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女士?如果神告诉我你的病是什么,你愿意接受你的医治吗?你愿意相信吗?肺结核。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吗?
另一个举手的女士。你对此是怎么想的?看着我一会儿。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愿意接受吗?你也有肾病。是的。
坐在那里的小家伙,小男孩,你是怎么想的?你对此是怎么想的?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想要什么或有关你的其它事,你会接受吗?你会吗?有胃病。是的,不是吗?你想要得医治。想回到马里兰州,得痊愈,对吗?嗯。
你旁边的女士也是从马里兰州来的。穿红裙子的女士是从宾州来的。是的。另一个女士是从马里兰州来的。是的。你们都是从城外来的。是的,不是吗?如果是,请举手。
女士,你是怎么想的?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神的大能在这里吗?你相信神必将你渴望的赐给你吗?你相信神在这里吗?基督能揭示万事,照他在圣经中所应许的,他要揭示你心里的秘密。你相信吗?好的。你极度紧张,不是吗?你紧张的原因,后来你因此又得了胃病。是的。因为你紧张。
顺便说一下,当我看到你,我看见许多水流进来。你担心在海外的某个人。那是在山区或在丘陵地区,是在斯堪的纳维亚,是挪威。那是个男人,是你儿子,他住院了。我看见一张脸,他得了黄疸,住院了。是的,不是吗?如果是,请举手。主如此说。天上的神啊,赐下你的祝福,我祈求你赐福,奉耶稣的名。
各位,你们相信吗?你们准备……
2

呐,我们很高兴今晚回来事奉主。今天下午把会众留得有点迟了,在非拉铁非教会讲道;但今天下午在非拉铁非教会的那场聚会中我们真的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

3

那女士听我这么说,可能有点笑了,但她被养育成了一个卫理公会信徒。有一个信息,两个人以未知的方言说出来又翻出来。我见过那种发生得太可笑了的事。我见过那种事完全不在次序中地发生,但今天下午它临到的方式,不是一个大混乱,正如圣经说的,三个……其中两次说到会众即平信徒;另一次直接指向事工。女士出来,说:“喂,那奇不奇妙?”我说:“阿们,是的。”

看到主降下来,以同样的圣灵运行,准确地行事,真是奇妙。那是活的……是与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我全心相信。
4

呐,今晚我们把这段时间留给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今晚,若神愿意,我要为病人祷告,像罗伯茨弟兄、汤姆·希克斯弟兄、瓦尔迪兹弟兄、杰克·科、欧斯本弟兄那些人所做的,只管带他们来,为他们祷告。

5

我吃了一顿相当好的南方晚餐,一块太大的汉堡,一块很大的汉堡和各种配汉堡的菜。我通常是在祷告的辨明恩赐下进来,我时常藉着祷告上来,以便没有……必须得每个时刻都留意……

但今晚,我想自由地传讲一会儿,然后带会众过来,跟他们交谈,跟他们一起祷告,看……我相信主今晚会在这里行大事;我只是相信。我把一些羊毛摆在主面前。如果看起来运行得好,哦,也许主就许可我继续前进,每晚像这样为人祷告,为整群人祷告。
正如约瑟弟兄刚才说的。他是个很好的瑞典人,他肯定是。我爱他,但是,哦,他说了那么好的事。我不要他那样说,但他还是说了,不是要名望,决不是要名气。我想要诚实,不是名望,而是诚实。
我说任何话都不是为了受欢迎。我不是有意要那样。那不是……唯一我想要受欢迎是在耶稣来的时候。那时我想要真正受欢迎,主说:“好,做得好,我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现在这一切都来了,你们所有人都一起来。”哦!我想尽可能地靠近他,你们呢?那是我想要受欢迎的时候。
6

已故的罗斯福先生来到一座小城(我的城市对他来说太小了),当他来到新阿尔巴尼,那就在我下面……我想我们的城市大约有两万一千人;他们的城市大约有两万七千人。在一次选举和竞选活动中,他在那里停下,哦,周围的人把全城挤满了,大家都要看罗斯福先生。哦,我就像撒该;太矮小了。所以我要从人群上面看,于是我到了山顶上。

火车停在河边。他站在后面,站在火车的后车厢,发表演讲。我把卡车倒到一个棚屋旁边,爬到棚屋顶上观看。我想:“哦,你知道,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也许罗斯福先生也不知道。”没有多大的关系。
我想要那样生活,当耶稣来时,他会对我说,像他对撒该说的:“从棚屋上下来吧。”我肯定我们都有那样的感觉,是吗?
7

不久前,一位过去常跟我在一起、管理我布道会的弟兄,巴克斯特弟兄,他在芝加哥这里对你们传讲过许多次。他说,已故的乔治国王和王后经过温哥华;那是在他得医治之前。他得了胃溃疡,还有多发性硬化症,几乎站不起来。但靠着他王室的血液,他坐着,经过大街时好像没有任何毛病。巴克斯特弟兄说他站在那里只是哭泣,因为他的国王和王后经过。我想:“哦,如果那会使一个加拿大人对一个地上的王和王后有那样的感觉,当耶稣来时又会怎样呢?”哦!

当我看见主,当我们冠他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当我听见所有的“和散那”,当历世历代所有的得赎者站在这地上,唱赞美诗和救赎的歌时……天使将低着头围绕地球,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他们从未被赎;他们不需要被赎,他们从未堕落。但我们是亚当堕落的族类,我们需要救赎。就是这样,我们可以唱出救赎是什么意思。主藉着自己的血救赎我们归回神。
8

呐,我正在盼望那日,尽我所能付出的一切努力,为了神国的益处。会被误解吗?当然。是的。但我期待这个。如果我没有被误解,嗯,我想我就得检查,看什么错了。

9

呐,明晚,若主愿意,若神愿意,我想传讲一个救恩的信息,我们期待……明晚带你的罪人朋友进来参加祭坛呼召,然后我们要看明晚有多少人要服侍主。当然,今晚或任何时候你想服侍主,我们都会把路指给你看,尽我们所知的,把你介绍给主耶稣。

呐,当然,明晚我们还是照样会为病人祷告。后天晚上是我最后的晚上,但聚会继续进行,有主伟大的仆人在这里,了不起的人,大有能力的讲员。我肯定你们会非常喜欢他们。
10

呐,今晚藉着讲出主题,我们要早点结束,若主愿意,我们把额外的时间用于祷告队列。我希望从旧约《列王纪下》4章21节读一个主题。

21他母亲抱他上了楼,将他放在神人的床上,关上门出来。
呐,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他的道。
11

在我们讲道前,让我们对主说几句话,我们祷告。天父,这是你的道。我们今晚很高兴,我们知道在我们这个可爱的国家有言论自由。哦,看到它逐渐地发展到像被屋下的白蚁吞噬的样子,那真让我们的心担忧。

哦,我们多么喜爱讲论你,对人们讲论你,看到他们爱你,他们的脸上放光,喜乐的泪水顺着他们的脸颊往下流,知道有一天当耶稣来,坐在他祖大卫的宝座上时,我们要得着一个国。将有一千年,和平要在每个人的心里作王。哦,甚至自然界在叹息,等候那个荣耀的时候、那一天。我们仰望王的到来。
今晚当我们在这里为他竞选时,神啊,我祈求你今晚以某个方式,以你自己的方式,对每颗心说话,让那些下垂的手举起来。我祈求你赐福那些软弱、生病和疲乏的人。愿他们今晚得着力量,聚会后手举在空中走过这校院,欢喜唱歌赞美神,愿那些坐轮椅的人走路,叫喊,跳跃,为神的荣耀跳跃。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福音的缘故和道的应验,阿们!
12

今晚我们的主题是讲旧约的一位先知。多少人今天下午在非拉铁非教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很好。呐,我们今天下午在讲旧约的先知米该雅。圣经或《希伯来书》告诉我们,《希伯来书》12章,旧约的这一切事都是影子和预表,是我们可以看的迹象、里程碑,他们是借鉴。

我们看到,当人没能服侍神时,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看到那些像真正的战士一样站出来服侍神的人;我们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我们可以从那里做一个选择。我相信今晚,如果这里有谁偏离了道路,今晚聚会结束前你可以把基督当作你的选择。
愿神以某个方式赐给我们要说的话或什么东西,使你的注意力从世界上的事转向主耶稣基督。认识他就是生命;不是认识教会,不是认识教理问答,那不是生命。不是认识圣经,虽然圣经是好的,但认识圣经不是生命,撒但也很懂圣经。认识基督才是生命。认识基督是个人的救主,对每个人来说,他是生命。
13

呐,我们今晚所讲的先知是以利沙,他是以利亚的接班人。以利亚是个伟人;他是……那天晚上在这里讲到他是神的审判或公义。以利亚是个大有能力的先知。

14

每天晚上,我在家时,当一切都打扫干净了,我就带着我的两个小女儿,让她们学习一些圣经:把她们放在汽车里(这样就没有人打扰我们),到处开,带着妻子和婴孩。我给她们提几个问题,像是“以利亚是谁?他是什么人?”

那两个六岁和八岁的小女孩马上说:“提斯比人。”瞧,答得很快。
我就说:“你怎么知道他是个……如果你今天遇见他,你能说出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哦,他是个毛发很多的人,腰束皮带。”小利百加和撒拉想要喊出来。瞧?
继续把这些传授到他们的头脑里,继续传授。作妈妈的,那正是你要对孩子所做的事。不要再满城到处跑、四处游荡;要给你的孩子讲圣经等等。那是……那是你该做的事。
15

这一切的社团和岗位,虽然是在教会里……教会社团化了,没有时间抚养孩子了。我相信你们听过我对女传道人的表达。呐,我可能得在这点上走得慢些。但让我告诉你。每个母亲都是个传道人。肯定的。神在家里赐给她一小群会众讲道。所以,只管继续前进。好的。你先明白了。然后跟你的孩子一起走。

16

不久前,我正在读一篇文章,有个家庭,五个男孩出生在这个家庭。他们的大哥年龄够了,就去参加海军,他去参加海军了。第二个男孩跟着,第三个男孩也跟着,直到所有五个男孩都去参加海军了。他们家里并没有海军陆战队或海军的人员。父母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这些男孩子,每个都想参加海军。

有人对此做了一个非常细致的调查。后来发现,在这些男孩子长大的卧室里,在这个卧室里,有一幅美丽的大图画挂在那里,一艘大轮船航行在安静平静的海面上。男孩子们对这幅画印象深刻,晚上他们上床时,就看着那幅画。航行在平静安稳的海上就留在他们的头脑里。早上他们醒来时,他们所能看到的第一样东西就是那艘轮船航行在平静安静的海上。孩子们对这幅画印象深刻,以至于最终都成了海员。
呐,如果一幅轮船的画就能打动男孩子,使他们成为海军、海上的海员,主耶稣基督的图画又该做什么呢?瞧?要常把正确的东西摆在孩子们面前。“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箴22:6]瞧?教养孩童,正确地教他。他自然就不会偏离。
17

呐,以利亚是个……以利亚是个坚定的人,非常大胆,他在这里树立了一个榜样。神把他放在这里,藉着这人显明他神圣的审判。他的接班人以利沙是个年轻人,年纪不太大,当神呼召他时,也许就四十岁出头。以利沙得着了双倍感动以利亚的神的灵。哦,这是教会何等的预表。瞧,当先知以利亚被接上去时,以利沙问以利亚,或是看起来,以利亚问以利沙:“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注意,他求了一件大事:“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
呐,圣经要我们求大事,不要满足:“主啊,是的,我现在属于教会。那就够了。”不,对我来说那还不够。我要做别的事。我想要大事。“哦,主啊,藉着主的恩典,我在自己个人的事工中为基督认领一百万的灵魂,一百万或更多的灵魂。”我不满足于那个。我想要为基督认领两三百万的灵魂。只要我有气息和力量行动,就要继续前进,我要继续前进。因为这是我能那样做的唯一方式。此时,瞧?就现在。这可能是你有机会那样做的最后时间。
18

有时候,我想到一些母亲拒绝抚养孩子、养育孩子。年轻的妇女实行节育,买一只小狗,领着狗到处逛。女士,你晓得吗,你生命中大约只有二十年是神分配给你的,可以为神尽这份大责任。你知道你的孩子可能是一个现代的芬尼或类似的人物吗?你晓得你生命中大约只有二十年能养育孩子吗?

如果你把一个孩子带到世上,正确地养育他,整个永恒中你都会享受神的祝福。在荣耀中闪烁的那颗星星,你将跟它有关系。瞧?你拒绝养育小孩,因为你宁愿东奔西跑,举止失常,真是荒谬。你不该那样做。呐,不要那样做。是的,先生,不要那样做。你要做一个快乐的人。
古时的妈妈,她们爱养孩子。但是,哦,我们现在生活的这个现代的美国日子。我告诉你;我们的国家简直被污染了。我看到,没有希望留给这个国家了。只有一场老式的复兴,根据圣经,它永远不是全国性的。所以,我们只剩下……人们中间,神的选民中间将有一场复兴,但它不会是一场真正席卷的复兴,把整个国家都领进去,从来不是,也永远会不是。这个伟大的王国必须像其它所有的王国一样倒塌,给神永恒的国度让路,它很快就要引入了。我们爱我们的国家;我们肯定爱。但今天看到它里面的污染,我们的心都碎了。哦,太可怕了。臭气和糟糕的状况达到神的鼻孔里。
19

呐,以利亚问:“我能为你做什么?”他要离开了。

以利沙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
他说:“你所求的难得,虽然如此,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就必得着你所求的。”呐,我能想象那年轻人定睛在那位老先知身上,他的一举一动。不管他在哪里有什么举动,以利沙都跟着他行动,因为他想要双倍的灵。如果你想要双倍的灵,就定睛在耶稣身上。阿们!是的。那是何等的预表。
20

当耶稣被接走时,预表了以利亚,教会求……一位母亲为她的两个儿子求:“让他坐在你的左边和右边。”[太20:21-23]

耶稣说:“那不是我所赐的。但我所喝的杯,你能喝吗?”
她说:“能。”
主说:“我所受的洗,你能受吗?”
“能。”
他说:“你要受。是真的。”接着是双倍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在耶稣身上的双倍的圣灵临到了教会。瞧?
21

呐,以利亚的灵加倍降在以利沙身上,他行的神迹是以利亚行的双倍。双倍的圣灵……呐,我要你注意。以利亚有一件袍子作象征。袍子是包裹他的东西。那是圣灵的象征。当他上去时……以利沙观看,袍子从马车上掉下来了。他捡起袍子,搭在自己的肩上,走向约旦河,开始行神迹。

耶稣,他所受的洗是圣灵的洗,就是在他里面的灵,当他在约旦河的水里受洗后,圣灵降在他身上。约翰作见证,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降在他身上。注意。当耶稣上去时,他赐下包裹他的同样的袍子即圣灵降在教会上。
呐,人们相信圣灵的洗却害怕接受神的医治吗?我们害怕宣称自己是那些信徒中间的一个会员或伙伴吗?嗯,你该感到羞耻。知道我包在主耶稣基督的义中,这是最大的尊荣。阿们!主决定那么做。
22

当这个年轻的先知回去时,他开始行神迹。教会,它捡起主耶稣的袍子,就开始行神迹。只要地上还有一个真教会,他们就会一直行神迹。肯定的。教会仍然包裹在主耶稣基督的义中。主的灵住在教会里,像过去一样行神迹。

正如我昨晚说的,耶稣说:“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20:21]差遣他的父与他同行,在他里面。差遣你的耶稣与你同行,在你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阿们!哦,太美了!知道这不只是你捡起某个日历,或从这里的新闻架上捡到某个故事,而是捡起神永恒的道,圣经。是真的。神自己不可能比他的道更真实。
注意,以利亚,哦,是以利沙,他回去,用一瓶盐使苦水变甜[王下2:19-22]。哦,神迹在到处飞。
23

后来有一个……哦,他有一个……呐,记住,他也有脾气。一些小孩开始取笑他,因为他秃顶[王下2:23-24]。他咒诅那些孩子,那不怎么是因孩子的缘故,而是因父母没有教他们尊重神。事情正是这样。父母失去了孩子,因为两只母熊咬死了四十二个孩子,一定是有一百多个孩子追逐以利沙。他经过撒玛利亚,他们在那里传道够久了,先知……但你看到事情了吗?那是人们对神的使者的态度。

神的使者从来不曾被神职人员接受过。在神的道中指给我看哪里有,从来没有。自从时间开始起,所谓的教会每次都弃绝了神真正的使者。你不能指望它今天弃绝得更少。
耶稣来的时候,他就被弃绝了。他说:“你们的祖宗哪一个不用石头打死先知?哪一个不弃绝先知?”
24

呐,看看这里这个小故事。在字里行间读。我爱它,你们呢?字里行间。嗯,看看这些小孩子出去取笑这位秃顶的传道人。看看他们怎么对他说:“秃顶的,像以利亚一样上去,不是吗?”他们不相信以利亚升天了。他们怀疑。

也许他们的祭司等人告诉他们:“哦,他没有升天。那只是狂热。那家伙应该是跟他一样受了同样的膏抹。那是荒唐的。告诉他上去吧。”
于是小孩子们去了。“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道。”他们就去了,因为父母不相信。
当你自己都不去时,你怎么能指望你的孩子去主日学服侍主呢?当你什么也不是的时候,你怎么能指望你的孩子是个人物呢?那是个厚脸皮的,我不是有意那样说,但主让我那样说,所以我……这不是预谋。好的。我不是指你什么也不是,但我是指当你知道你没有做任何的表白。当你把这样的榜样放在孩子面前时,你怎么能指望你的孩子是义的呢?你怎么能那样做呢?你是他们拥有的最好的榜样。他们会看你,不会看别人,因为你的本性在他们里面。
25

就像撒但,他知道很多有关人的事。他对神说起约伯,他说:“人会拿什么来换皮呢?”肯定的。他知道一些有关人本性的事。他帮助歪曲人的本性。他知道。他有一只手在其中。他知道许多人本性的事,他仍然知道要做什么导致人失败。他知道人的本性。

他知道要把什么呈献在你面前,使你追求它。他知道如何使威士忌闻起来好,怎么使香烟逗引人,怎么把十几岁的年轻男孩女孩放在这里喝啤酒。他不会放几年后的照片,看那些眼睛古怪的老丑婆。是的。你不敢放一张全裸女人的照片,但他知道要把女人的多少衣服脱掉,使她诱人。他肯定知道。他知道人的本性。他也知道如何引你进去。他昼夜都醒着,像吼叫的狮子,四处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他确实是。他知道要怎么做。
26

但神转过来,他在以利沙里咒诅那些孩子,四十二个孩子被从树林里跑出来的熊咬死了,咬死了四十二个孩子,因为他们不顺从,在错误的那种家庭、错误的学校里长大,取笑神的先知,而不是尊重神的先知。我告诉你,如果你尊重神的仆人,就是尊重神。正如你尊重基督,就是尊重神。

呐,谁是神主要的先知?不是地上的某个人,而是圣灵。那是你取笑的东西。那是人们嘲笑的东西,说:“呐,看看那些人。他们举止不滑稽吗?我相信他们有点疯狂。”当你那么做时,就是在取笑神。是的。你犯了不可赦免的罪;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因为耶稣说:“如果你说一句话干犯它,就永不得赦免。”
27

以利沙,他必须经过一个叫书念的小地方。这地方在圣经里不常提到。我想在《约书亚记》里,他们划分地业时,提到了书念这个小地方的位置。但每个小地方神都要有一个见证人。刚好有一个真正的女士住在书念。她是个忠诚的妇人,一个真正的女士。她丈夫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

后来,以利沙经过,他上迦密山去。在上去的路上,他必须经过书念,才能去到迦密山。呐,以利沙在那里有一个山洞。他有一个去祷告的特别的洞。顺便说,事情正是这样,迦密山上的一个洞。每逢月朔和安息日他上去祷告。
28

哦,我想,城里不太需要他;因为当他经过时,这妇人一定看见了他,看到他被弃绝。书念差不多是他在旅程中所能去到的最远的地方,他必须留在那里过夜。所以当他经过时,他要在那里休息,也许是在街上或树林里,或某处的田间。也许有时候没有食物。这个好妇人,当她进城时,她很快看到了这个人,知道他是个圣人。

呐,她是个书念人,然而在她的心里,她是个信徒。不管人在哪里,那都是一个信徒,神会以某个方式把真正的信息带给他们,就如他是神一样确定。是的。他会设法以某个方式得到。他会放一个渴望在某处某个人的心里,他们会写信给他们,听见证,打开收音机或别的什么,他们会听真正的信息。神会把那信息赐给他们。
29

也许这妇人,我们就说她……一天,她上街去,听见有人在街角传道。她看到那人被弃绝,知道那是神的仆人。所以我能想象以利沙讲完道后,妇人说:“仁慈的先生,你愿意去见我丈夫吗?我会马上给你们大家预备午饭。”

哦,我能听见以利沙说:“谢谢你,夫人。我很高兴去,因为讲完信息后我有点饿了。”他们去了家里。妇人进去,把这位先知和仆人基哈西介绍给她丈夫。她很快准备了一些蛋糕、一些美味佳肴、一些小饼干等等。
30

顺便说一下,昨晚有个丹麦妇人送我一盒饼干和一些东西带给……我知道她不……她不怎么懂英语;她在这里。也许不想知道右手所做的,左手所做的。我为你们的小记号和祝福感谢你们每个人。我感激他们。这个丹麦妇人送我一些饼干,让我带回家给孩子。她说他们是丹麦人,她不会写英语,所以是让别人写的。呐,在我把它们带给孩子之前,我度过了一段最可怜的时间,我不能碰它们。真是一段可怕的时间。我走来走去,看着它们,翻到另一边,看着它们。哦,我设法应付,直到回家。

31

也许这妇人放了一整盘的蛋糕在桌上,以利沙可开斋了。他为此感谢妇人。他一次又一次路过。这位好妇人自己的印象或启示……你相信下面的启示吗?当然。我相信教会是建造在神圣的启示上。因为妇人得到灵感要为这人做一件事……

我能听见一天她对丈夫说:“瞧,亲爱的,我们……我们过得不错,我们可以这样做。我们有大农场等等,我们能做这事。呐,我们两人都是耶和华的信徒,这是他的仆人。呐,让我们为他做一件美事,帮助他,我们就是帮助耶和华。毕竟,你上了年纪,我也中年了;没有多久,都会倒在某个地方;我们没有孩子,没地方去。所以,让我们藉着接待耶和华的先知来为耶和华做一件美事;因为我看出他是个圣人,他经过这条路。”
她称以利沙是神人,因为她看到神在以利沙里面运行。她知道神在这位先知里面,她想要给神尊重。她能给神尊重的唯一方式就是尊重神的仆人。呐,朋友们,那是你尊重神的方式,就是你尊重神的命令。真的。
32

不久前……今晚我在这里带着对我的天主教徒朋友的尊重这么说,我的很多家人是天主教徒。但我这么说不是要伤害你们,决不是。我来决不是为了那个。我来要祝福你们。决不是要说任何事反对你们的宗教。因为我要这样说:如果新教徒对自己的教训跟天主教徒对自己的教训一样忠诚,我们就会有一个不同的世界。是的。他们相信他们被教导的东西。

不久前在梵蒂冈,我去看梵蒂冈。我在罗马举行了两个晚上的聚会。第二天在梵蒂冈附近,他们带我去看一件怪事。那是一座大教堂,底下像是一个葡萄院,或者我应该说是种植的地方。
当修道士死了,人们把他们抬到那里,埋了,好像你把种子埋在地里,让他们呆在那里,直到肉从骨头上掉落。然后人们拿了骨头,擦亮,做成灯的固定架,预备地方,把头盖骨放在角落。那些骨头排成队,堆得像这天花板这么高,修道士的各种骨头;那里有许多骨头正在化成尘土。
33

看,人们的迷信。他们擦那些骨头,几乎把骨头擦成两半了。像那样的小迷信。神不住在骨头里。神以圣灵住在人里面,他的心跳随着人一起跳动。神有仆人。

你说:“哦,他们把人放在以利沙的骨头上,那人又活了过来,怎么回事呢?”哦,那事偶然发生了一次,不完全是巧合,然而也是巧合。因为有一支外国军队来追赶这些人,他们不知道。他们不是故意把他放在那里的。他们只是把他抛在那里,当他挨到以利沙的骨头,神马上就叫他复活了,为要把军队赶走。骨头里没有任何东西;以利沙在荣耀里了。阿们!所以,神住在人里面,阿们!
呐,人们看到耶稣的唯一方式,是当他们看到,他们在你里面看到他。你是书写的荐信。基督的灵若住在你里面,让你的举止顺服他的灵,使你举止像他,说话像他,走路像他,生活像他。瞧?人们在你里面看到耶稣。有一首老歌,“让人在你里面看到耶稣。”
34

所以,这妇人看到了神在以利沙里面。她说:“我想,如果我们为神的这位仆人做一件事,那是好的。神必尊重。”嗯,她提前了几百年。耶稣说:“你们若给我的一个门徒一杯凉水,在审判的时候,这事不会被忘记。”

我们没看到神放在他子民里面的大能。神在他的子民里。你相信吗?一次,当神在地上行走时,神与他的子民同在。但现在,神在他的子民里。“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约14:19]
神在人里面居住、运行、行事。哈利路亚!神不藉着条文行事;他不藉着组织行事。他藉着个人行事;神在人里面行事。神今天不做这事。他把他的灵供应或注入到人里面去那样做。他说:“我是葡萄树。”葡萄树不结果。“你们是枝子。”[约15:1]
35

正如大卫·杜波莱西今天中午对我说的:“如果这些懒惰的五旬节派信徒起来,做一件事,而不是试图近距离就座,观看神做事,教会就会继续前进。”我想那是对的。

起来,行动。神正期待着你。你们是枝子。你们的手就是主的手。你们的嘴唇就是主的嘴唇。你们的想法就是他的想法。
36

正如我昨晚说的:“拿但对大卫说:’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为神与你同在。’”[撒下7:3]神与他的子民同在,在他的子民里面。“神在你们里面,成了荣耀的盼望。”瞧?神在他的子民里面。他支搭帐棚。曾在童女所生的主耶稣这个纯净、毫无搀杂的身体里,那血细胞破裂了,开了一条路。你做不到;你不配。但他应该得到你们的权利。神住在基督里,舍去自己作赎价,把人和神带到一起,再次联合他们。当鸽子与羔羊走到一起,天与地亲吻,人与神和好了。就是这样。

37

呐,注意这点,这个妇人,她的动机,她清洁纯净的心思,她心里的愿望是为神做一件事。她能这么做,是要帮助这位神人。她知道以利沙是一位神人。

于是她说:“丈夫,我求你,让我们为这人做一件美事。”
哦,他们说:“什么事呢?”
她说:“我们去叫木匠或承包商(这么多人),在我们家的墙边为他盖一间房子,当他经过时,他可以称之为自己的房子,让他拥有这间房子。我们放一张凳子、床、桌子在里面。”
她完全不知道,当她帮助这位神人时,她是在建造自己孩子的坟墓,是在建造一个地方,在那里她会看到当时发生的最奇妙的事。
她丈夫说:“亲爱的,我相信那是对的。”于是他们叫了木匠,一起上去,在旁边盖了这间好房子。
38

哦,一天以利沙经过,我能想象,他看到妇人把房子盖好了。你能想象吗?那个妇人,好像多加或什么人,她上去,我能看见她用旧板刷擦地板,你知道,直到松树木板发亮了。我能看见她在这里预备这张小凳子,放一个小垫子在凳子上。

妇人说:“神的这位仆人,当他经过时,他会很累的。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我要用羽毛把床铺得尽可能柔软,使床尽可能舒服,把好的稻草垫什么的铺在下面。我要让神这位仆人的床尽可能舒服。保持……我要天天上去,擦亮窗户,做我要做的事。我要天天拿一束鲜花,放在他经过的地方。我要在门口放一小块欢迎的垫子。我要钉一块标语在门旁边,写上:’亲爱的神的谦卑仆人,这是我对神的感激。我奉神的名把这房子给你。’”
39

哦,一天,以利沙经过。我能想象鲜花在房子里开得那么美。妇人清早出去,摘了鲜花,你知道。清早露水降落。只有安静的夜晚才有一些东西,露水降落,使空气清新。

哦,巴不得我们能安静,单独与神同处,瞧?露水会使我们得着力量,除掉我们身上的憔悴,使我们精神焕发。你曾在清早走进玫瑰园吗?你曾在清早走进金银花花圃吗?整个空气都洋溢着香气。哦,我太爱那个了。
在印第安纳州我的家乡,我清早起来,打开转换开关,出去到某处有皂荚树或金银花的地方,它们正在开花。我就坐在路边。哦,我非常喜爱闻那气味,观看它,看那些站起来的金银花。
我说:“神啊,一天下来和几天下来,如果我憔悴冷淡了,让我安静地躺在你的同在中,单独与你同处。然后我又会精神焕发。”哦!那是神要做的事。我们头上有祷告的香气,被主耶稣的血遮盖。我们在天使面前是何等精神焕发啊!在神面前是何等精神焕发啊!
40

我能看见妇人早上摘了一束美好的金银花,插在房子上。她说:“哦,我相信神人今天可能会经过。”她打扫了那个小地方,关上门,拴住。

不久,一位疲惫、劳累的先知走在路上,他的脚酸痛,拄着一根杖,身上挂着一小瓶油。哦,我能听见他说:“基哈西,你知道,孩子,我们的书念朋友在那里,他们在那里盖了一间小屋。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人来跟他们同住?我很想知道为什么盖了那间屋子?”
基哈西说:“喂,我主,门上有一张小纸条。哦,也许别人拥有那屋子。我们过去看。”
以利沙走过去,念道:“亲爱的神的仆人,我们认为奉神的名为你这样做在神眼里是好的。我们希望你喜欢每次都留下来。如果我们能为你提供进一步的服务或祝福和帮助,请让我们知道。我们乐意效劳。”
当他读到那个时,我能看见泪水那样从基哈西脸颊上往下淌。“哦,奇不奇妙?”
41

以利沙往下看,说:“看看这门垫:’欢迎。’呐,那岂不好吗?你知道,以利沙,我感到……基哈西,我感到自己进这屋子是很受欢迎的,就跟是我自己盖的一样。”是的。你也想有那样的感受。你也想那样赐予。带着一颗自由的心赐予。交给主。

于是他进去,说:“瞧这里。”哦!以利沙在这张床上伸展身子,脱掉鞋子。基哈西拿了杖,放在角落,倒了一点水,递给他一块布,那样清洗沾满灰尘的脸。哦,先知太蒙祝福了!他躺在那里。我能听见他说:“基哈西,去叫这书念妇人。(阿们!)但在你去之前,先让我闻闻那些金银花。”那花使他的魂蒙福。他把花放下,去叫妇人;妇人站在门口。
以利沙说:“问问她,我能不能替她求元帅,因为元帅是我的一个亲密朋友。我能不能对王或市长说,不管是谁。我认识他们。也许我可以替她求他们。我能做什么来报答这事呢?”
“哦,”妇人说:“没什么,没什么。不要想任何事,因为我们给你的,只是对神的爱的一个小记号。”
42

基哈西回来,带来了信息。以利沙说:“基哈西,我们能为她做什么呢?对于这一切的仁慈,肯定应该有什么事。”

大约那时,基哈西说:“哦,我主,她没有孩子。你知道吗?她丈夫是个老人。”
我能看见一个异象出现在以利沙的面前。他说:“去吩咐她来这里一下。我要跟她说话。”阿们!他说:“去吩咐她来这里。”妇人站在门口,他说:“明年大约这个时候,到明年这个时候,明年这个时候,你必抱一个儿子。”
“你怎么知道呢,以利沙?”
“我看见了。他必在这里。”以利沙的灵仍然活着;肯定活着。那仍然是神的灵;不是以利沙,而是神。他说:“明年大约这个时候,到明年这个时候,你必有一个儿子。”
妇人说:“哦,神人啊,不要欺哄我。”
他说:“哦,你只管去。”换句话说,“你必看到。只管去吧。”因为他已经看见了异象。一切都结束了。
所以,明年大约那个时候,她果然抱了一个儿子。哦,她太高兴了!她丈夫是个老人,她也中年了,他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对一个家来说,孩子是多大的祝福啊!他使一切事变得明亮起来。
43

希望我们有时间在这里停下,讲讲我要去见的一些不生育的妇女,她们说:“伯兰罕弟兄,请为我祷告。”我站在讲台上,看见已经过了生育年龄的妇女,她们此时在抱孩子,因为以利沙的神仍然活着。

几天前,我站在什里夫波特,奉献了一个婴孩。有个妇人结婚大约十五年了。她和她丈夫非常健康,但他们无法明白,除非她丈夫或她有一个人不会生育。他们无法明白为什么他们不能生孩子。她在祷告队列里,走上来,我说:“等一下,女士。你来这里求一个孩子。主如此说,我看见你站在这里的同一个台阶上,手里抱着一个棕发、棕眼的男孩。因为主如此说,你必生孩子。”她转过身,哭了起来,下去,拥抱她丈夫。大约三个月前,我站在同一个地方;把那妇人的棕发棕眼的男婴奉献给主,奉献给主。
44

后来我跟索斯曼弟兄在一起,他今晚坐在会堂的某个地方,是从加拿大来的非常好的基督徒弟兄。几年前,大约八年前,站在那里,我想,一年下来,有六十或七十五件这样的事发生。有一位女士来见我,她非常好。我妻子和我在那里时,她带给我大罐的果汁等等。她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多么喜欢这些信息。”

我说:“谢谢你,姐妹。”
她说:“我肯定相信你是主的仆人。”
我说:“谢谢你,姐妹。愿神为此赏赐你。”
她说……当她站在那里时,我看见一个异象。呐,她已经中年了。那是八年前,她说:“哦,伯兰罕弟兄,”她说……
我说:“姐妹,主如此说,我看见你站着,手里抱着的小毯子里有一个婴孩。”
她说:“我?”
我说:“是的,夫人,是你。这是主如此说。”
她说:“我希望你是对的。”
我说:“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主如此说。”哦,两、三年,四年过去了,她开始怀疑了。
45

不久前,巴克斯特弟兄和我上去,我走进北方不列颠哥伦比亚,到了印第安人中间,在那里举行了一场小聚会,跟拉斯姆森弟兄下来,他在这里,就坐在这里。我们下来经过卡尔加里,我们在……哦,是埃德蒙顿。我打猎完回来,我们在埃德蒙顿,晚上聚会。我们聚会后,顺便访问。她丈夫在那里遇见我,非常可敬的男子。

他说……我穿着一件薄外套,因为是初秋,这里还暖和;加拿大却非常冷。他想把那件外套送给我。在过去的七年,这人从来没有不把十一奉献寄去支持我所支持的宣教计划,一直都有。他是个忠诚的人,一个好人。那天晚上站在那里,他想脱掉他的外套送给我。我说:“不,高伯尔弟兄,主祝福你的心,确实不要。”呐,圣诞节的时候,他总是送一个好蛋糕什么的给孩子们,或是小洋娃娃什么的,就是友好。不是因为没有别的方式,而是他就是那样的人。
46

站在那里,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建筑者,为政府建房子。但你知道,有一个先知告诉我们,说我不该去道森克里克附近或去那上面(我忘了那地方的名字),建一个邮局。因为他告诉我们,说俄国人准备取道加拿大去美国,他们下去时,要清除整个不列颠哥伦比亚。”

哦,我从来不想怀疑一个人的话。呐,你决不该那么做。所以我说:“哦,也许是那样的,弟兄,高伯尔弟兄。”我说:“嗯,是一个先知那样说吗?”
“是的。”可爱的弟兄,他说:“哦,我不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我失业了,但那是一件那么好的工作。”
我溜出去,出了门,跪下来,开始祷告。当我祷告时,主的天使来了,说:“去告诉他:主如此说,去到那里,因为那人错了。还有,对他说,告诉他妻子警惕她对那婴孩所存的疑心。”
于是我回去,说:“高伯尔弟兄,不是不信任你的弟兄、你的朋友,不管是谁,这人可能受了感动那么说。呐,你……我不想对那位弟兄有任何轻视的事,不,先生。”但我说:“作为主的一个仆人,我有主如此说:你是安全的,必蒙祝福。去做这工作吧。”
他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那么说,我相信。”
我说:“告诉你妻子放弃疑惑婴孩的事。”那大约是三年前。哦,上个星期婴孩出生了。经过八年多,神的道永远是真的。活在旧约的神是今天活着的同一位神。几百件那样的事例……
47

嗯,我想要说什么呢?是耶稣基督从前跟以利沙同在。是耶稣基督今天跟你同在,与你同在,在你里面,通过你,在你上面:基督,他是一样的。

48

后来,这个孩子长到一个年龄,大约十或十二岁。哦,有了这个小男孩,那个家庭多么快乐啊!

呐,在我们开始祷告队列前,仔细听。若神愿意,我们在这里要进入高潮了。
呐,瞧这个小家伙。哦,我能想象这个书念男孩跳到椅子上,搬掉所有的东西。但是,哦,没问题;那是个男孩子,他们的独生子。我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我有一个男孩。哦,当孩子夜里到田间时,他会爬到父亲身上,父亲会抱起小家伙,举上去放下来。哦,你怎么能不爱那样的小家伙呢?不管他们多么淘气,都没关系。
我告诉你,他们偶尔唯一那样……你怎么知道你手里不是抱着一个先知呢?你怎么知道……当亚伯拉罕·林肯的母亲在肯塔基抱起那个小婴孩,在一间篱笆木做的木屋里的稻草床上,那双小手抚摸她的脸;她怎么知道是美国最伟大的总统抚摸她的脸颊呢?把一百万个灵魂送给基督的查尔斯·芬尼,他的妈妈怎么想到……当他是小婴孩,抚摸妈妈的脸颊,小手像那样拍妈妈的脸颊,将来会把一百万个人指向通往荣耀的路?摩西的父母,或以利亚,或其他任何人,又怎么样呢?当然。要爱那些小家伙。
49

这个小家伙跳啊、蹦啊、玩啊,直到他够大了,跟他父亲去田间。一天,他去田间,正在那里四处玩耍。我想他是中暑了,他举止好像是中暑了。他够大了,“我的头啊……”白天大约十一点,“我的头啊,我的头啊。”他们当时不像你们现在这样有空调。所以他们……父亲让一个仆人把男孩放在驴子上,带到妈妈那里。妈妈把他放在膝盖上,开始摇他,为他做所能做的事。大约晌午的时候,孩子就死了。

呐,谈到黑暗的时刻。那妇人当时怎么能……你会怎么做呢?临到她生命中的最黑暗的时刻。发生了什么事?半夜中风……你知道我们许多人会怎么做吗?号啕大哭,叫喊,乱作一团。我们就会这么做。但她没有,她是个有信心的妇人。你知道她怎么做吗?她呼求她所爱的神。哈利路亚!有个带领她给先知做好事的灵感说:“抱起孩子,放在先知所睡的床上。”抱他到何等的地方啊!绝对没错。阿们!
所以,我能看到她把小家伙抱在手里,亲吻他,那样把他的卷发梳到后面,走到外面,下去。父亲跟着她,放声叫喊,所有的邻居都在哭号,她静静地走着,偶尔流下眼泪。但一切还没完。
如果她没有希望,一切就完了。但她里面有东西。哈利路亚!她知道她是怎么得到孩子的。她知道那说出话,使孩子来世上的嘴唇。她知道有一位天上的神,正如但以理说的:“有一位天上的神。”确实是。她抱起小家伙。呐,如果她觉得一切都完了,一切就完了。但在她的心里,有一样东西在运行。所有的希望都没了,然而有东西开始运行。当所有的推理没了……我们当丢弃推理。它不是你在头脑里、智力上能想什么,而是你的魂告诉你什么,你的心告诉你什么。
50

我能看见她走过那个小玫瑰园,走在路上,走到角落里,打开门。她踏在门前欢迎的垫子上,这位神人所踏的地方,放下小家伙,拿来那位圣洁的神人以利沙所躺过的枕头,垫在他的小脑袋下面,拿一条小毯子盖在他的脸上。妇人走出去,大家都在叫喊,乱作一团,她说:“给我备一头驴子,赶着走,尽快地去迦密山。我若不吩咐你停,就不要停。”

“哦,”她丈夫说:“这不是月朔,也不是安息日。先知只在那些日子才经过这里,去那里,在一个山洞里禁食祷告。哦,没有……没有必要去那里。”
她说:“一切平安。”阿们!每次我想到这个,那都令我的心激动。
51

那是什么?她心里有东西告诉她说以利沙在那里。你愚弄不了她,就是这样。那是神圣的启示。肯定是的。同样的启示说:“为这位圣人预备这个;给这位圣人预备这个小地方。”同样的启示从她身上流过,同样的能力说:“以利沙在那里;去找到他。”

哦,赞美神!如果那启示今晚临到这群会众,即耶稣从死里复活了,此时就在这里,你就不会带着一个缺乏离开这里,这里就不会剩下一个软弱的人。肯定的。
她说:“呐,没事的。”
52

呐,我能看到她丈夫把那个鞍子备好了。妇人把小脚蹬在鞍上,她丈夫帮助她,扶她上去。她坐在驴子上,脸上蒙了一条围巾,吻别丈夫,擦去眼泪,说:“孩子他爸,别哭,别哭。”

“孩子他妈,什么事?”
“别哭,别哭。”
“哦,什么?你怎么把事情看得这么轻松?”
“亲爱的,除非有件事发生,不然我的心跟你的心感受一样。我里面有东西告诉我说我必须马上去见神人。”她对仆人说(当然,仆人牵着驴子):“呐,你自己赶路,我若不吩咐你,你就不要停,也不要下来检查。”
她上去了。我能看见她继续赶路,一边赶着这只驴子小跑,一边唱歌赞美神。哦!
53

老以利沙坐在那里,正在读经卷,你知道;他坐在那里,所有的事发生了。基哈西坐在门口点头。我能看见以利沙擦眼睛,往外观看,说:“基哈西。”

“是的,我主。”他跳起来。
以利沙说:“那书念妇人来了。去看她要什么。问问她,她、她丈夫和孩子一切都平安吗?”
于是基哈西出去了一下,说:“你一切都平安吗?你丈夫一切都平安吗?孩子一切都平安吗?”
姐妹,你要说什么?你要说什么?哦,如果我指望的是智力,就会说:“怜悯的神啊,哦,我的孩子没了。”但我心里有东西说:“说不同的事。”
54

妇人说:“一切平安。(阿们!阿们!)一切都好。”哦!那若不是丢弃推理,就是世人称作荒谬的东西。那就是科学说是癫狂的东西。但她得到了所求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说:“一切都好,完全没事。”

她向以利沙跑去,从侧坐鞍上跳下来。仆人把她的驴子转过来,往后退。以利沙说:“呐,她的心因某件事碎了,因为我能看见她眼里噙着泪水。但你知道,神告诉我许多的事,但他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我。”神没有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他的先知。不,不,只照他所愿意的。呐,以利沙说:“呐,她的心碎了,她因某件事难过不已。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55

妇人开始向他透露事情,告诉他发生的事。哦,以利沙说:“呐,等一下。没有异象说我要做什么事,我什么也没看到。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我知道一件事。天上有一位神活着。那是一件事。我知道,许多次当我有恩膏在身上时,这根旧杖,当我走过沙漠时,恩膏在我身上。所以,基哈西,你是我的仆人。我要你赶快束上腰,穿上全副的军装。我要你拿着我走路所拄的这根杖,它是被祝福了的。我要你去把杖放在孩子身上。若有谁想要阻止你,不要理会他们。若是……”

那正是今天我们传道人的问题;那正是我们教会会员的问题。神赐给我们一个使命带给失丧的和垂死的,复活得永生,我们却停下来了,搞社团、聊天、晚会、茶话会、晚饭、针线缝纫,诸如此类,还有别的东西。难怪我们不能去到死人那里。
以利沙说:“你什么也别说,只要带这信息去。”
56

以利沙开始了,或仆人拿着杖动身了。但你知道,妇人的信心,她不知道神在那根杖里;但她知道神在那位先知里。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你的神起誓,神人啊,我必不离开你。我要跟你留在这里,看你要做什么。”哦,我喜欢这样。

持守你的观点;不要退后;持守它。妇人有一个启示;她有一个异象,像过去一样,或是一个启示,有样东西……以利沙有样东西给她。她要留下来,直到看见了,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神起誓,我必不离开你。”
以利沙说:“哦,我想,如果我没法摆脱你,我只好穿上鞋,动身,”于是他穿上鞋,他和妇人来了。
57

看看这一幕。一个黑人男孩手里拿着杖跑过来了。大家都说:“喂,基哈西,以利沙今早怎么样?”[原注:伯兰罕弟兄做出跑动的声音。]在做主的工。阿们!

一些人说:“喂,你手里拿着杖做什么?”
我能听见他在心里说:“我还是不想告诉你,你这个不信者。”只管继续往前走。“我有一个使命要做。”只管继续往前走。
哦,哦,瞧,翻过山,这妇人紧跟着以利沙来了,他们翻过山。我能看见孩子他爸站在那里,说:“哦,她回来了;她回来了。”
年轻人跑得比他们快。所以他跑进去,把杖放在孩子身上,说:“喂,我们看看它管不管用。不,不,我不……我不相信它会管用。呐,我们看看。呐,让我等一下子。他会……哦,以利沙还是来了。呐,等一下。我想它不管用。”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我们没有让它在那里放得够久。瞧?
他又拿起杖,跑去遇见以利沙,说:“不管用。”那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那就是它不管用的原因。以利沙来了。
58

呐,瞧,何等的场面。以利沙走进去,邻居都在叫喊哭泣。一个被打败的仆人对他说:“哦,我主吩咐我做这事,但他的话肯定失败了。这表明他只是一个人。事情就是这样。”以利沙上来了,没有异象或其他的事运行。这里有个心里有信心的妇人。我能看见以利沙察看,说:“哦,如果我没有得到多少启示,我可以分享你得到的启示。”就是这样。“我要凭着你的启示上去。”

他向房子走去。孩子他爸跑过来,说:“哦,神人啊!哦,我可怜的孩子死了几个小时了。哦,神人啊……”
我能听见他说:“嘘,不要作声。”又吩咐妇人,说:“呐,现在只要留在外面祷告。”他走到门口,像以前一样打开门,往下看,见到那张欢迎的垫子。他开了门,观看,孩子在那里;另一束金银花摆在那里。
瞧,床上有个人形躺在一张床单下面。我能看见他把床单拉到后面,观看,说:“哦,可怜的小家伙。”孩子的眼睛闭着,嘴巴张着,僵硬了,冷却了。以利沙说:“主啊,我不知道要做什么。”走过去,跪下,说:“父啊,我能做什么呢?”孩子没有一点反应。然后以利沙起来,走来走去。他走过去,突然,他刚好想起某件事。呐,神活在人里面。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59

“手按病人,”那听起来不对,是吗?“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听起来不对,是吗?“手按病人,因为我要与他们同在,在他们里面。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神在以利沙里面,他知道他得到的那些异象就是神;他知道他心里的灵感就是神。神住在他里面。所以他有一个启示。他走过去,把小男孩摊开,手对手,鼻子对鼻子,前额对前额,在那里伏了一会儿。他起来,说:“主啊,我不知道。”他把手放下,小男孩暖和起来了。他说:“哦。”起来,又走来走去,“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不久,启示说:“再做同样的事。”于是他去,脸对脸,嘴唇对嘴唇。当他那么做时,在这人里面的神的灵被注入到孩子里面,孩子打了七个喷嚏,就活过来了。哈利路亚!
弟兄,神从未改变。今晚的神跟当时是一样的神。以利沙的神,摩西的神,亚伯拉罕的神,主耶稣的神今晚以圣灵的样式与我们同在这里。你们众人和我的唯一问题,是我们没有信心召唤他行动。是的。如果你的信心被激活了,走出去,把一切的阴影除掉,神必做他在过去日子里所做的事。他今晚必在你们中间这样做。你们相信吗?
60

让我们祷告。你们低头,在神面前打开你们的心,此时我想知道你们这里一些人的死是不是比那个小男孩更糟糕的一种?那个小男孩是身体上死了。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对这些事在属灵上死了,以前从不相信,从不相信。但今晚有件奇怪的事,你感到今晚你应当相信,像书念妇人一样。

“我心里有东西告诉我说这圣经是对的,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我晓得我是个必死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我必须站在神的面前。此时是我做出决定的时候,我要接受他作我个人的救主,接受永生。当他把手按在我的手上,他被枪扎了的心贴着我有罪的心时,我要祈求他除掉我一切的罪,再带给我生命。”
你愿意举手,藉着举手,说:“伯兰罕弟兄,当你呼叫时,请在祷告中记念我。”神赐福后面的你。神赐福你、你、你、你;神赐福你。哦,到处都有手举起来。“我现在要耶稣接受我,把我拥抱在他怀里。”
61

当神的一切灵通过约瑟运行,通过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约瑟、以利亚、摩西和众先知运行,最后以神本性一切的丰盛有形有体地归结在主耶稣里,他今晚投射圣灵,让他的灵站在你的心门口。[原注:伯兰罕弟兄叩门。]“主啊,当你从我的路上经过时,我想要在我小门口放一块欢迎的垫子。我想要用谷中百合花的香气照亮我的思想。我想要你进来,跟我同住。主啊,与我同住,因为有一天我要在肉身上离去,只有你和你的拥抱能再召我活过来。现在我在你的计划上接受你,藉着神的恩典,我爱你,跟你同住,只要我活着就服侍你。”

除了大约两打,还有人刚才没有举手吗?你愿意举手,说:“我此时感到我应该举手,伯兰罕弟兄。向基督举手,藉着举手说:’基督,我的意思是我愿意服侍你。’”不管在阳台哪里,附近任何地方?有手刚才没举吗?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那里的你,女士。神赐福后面的你,女士。神赐福你,我的弟兄。神赐福后面的你,年轻人。我看见你的手;神肯定也看见了。在阳台上的,神赐福你。
还有别人想说:“藉此我的手举起了。”神赐福你,年轻人。我看见你了,当然神也看见了,所有能看的眼睛都看见了。神赐福坐在那里的这个黑人弟兄。神赐福你,我的朋友。神也赐福后面的你,坐在那后面的黑人姐妹。上了年纪的男子,灰头发、举着手的黑人,“我想要接受耶稣。”神赐福你;神赐福这位举着双手、打开心门的女士。神赐福这位坐在这里、举着手的女士。
62

不久前……当你们现在祷告时,你们低头。那天早上我的房间里很冷。我点不着火。凯德尔姐妹在广播里唱着:“我想见耶稣,你们呢?我的救主忠心又真实。当我到达彼岸的地上,我想见耶稣,你们呢?”

我们的天父,那是今晚这里每颗心的渴望。哦,看看他们,主啊。也许有十五或二十五个人举了手。他们此时想要接受你。
伟大的圣灵啊,你在早期时代出来,住在人里面,住在众先知的心里。你历经各个时代,印证你自己。我们能看到大卫爬上那座山,回头看耶路撒冷,被自己的人弃绝。他上山的时候哭泣。几百年后,我们看到大卫之子被弃绝,坐在同样的山上,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们,如同母鸡聚集小鸡,只是你们不愿意。巴不得你们知道眷顾你们的日子。”[太23:37]
亲爱的父,今晚在我心里,我感到圣灵在呼喊:“美国啊,美国啊,圣灵多次愿意赐给你复兴的真正浇灌。他愿意聚集你,保守你安全。但我相信你不明白眷顾你的日子。你嘲笑先知;称他们是狂热分子,把他们下在监里。哦,我多次愿意接受你。”
63

主啊,今晚对付单个的人。神很少跟一个国家打交道,但你跟个人来往。今晚,一些人举起来了,想要拥抱你,主啊。我祈求圣灵让那些人看到你爱他们,此时把他们拥抱到你怀里。父啊,当这聚会结束时,我祈求他们从这里出去,成为芝加哥最快乐的人。父啊,求你应允。

现在我向你引述你的道。这是你的道,活的道。根据圣经,你说过:“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这些人在你面前举了手,表明他们相信你。父啊,我有经文的权利说他们已经出死入生了,他们今晚在这里被复活,得生命了。我为此感谢你。
神啊,我祈求你让我们在地上活出这样的生命,等到来世,在那边神的国里……试炼结束了,武器堆起来了,和平在每颗心里作王,愿我们坐在生命树下,快乐,主啊,今晚是他们接受你的夜晚。我们这样求你保守他们直到那个时候,奉基督的名,阿们!
64

多少人感到真的好,就像道擦洗我们一样,不是吗?使你感到不一样了。

呐,我说了我会早点结束,现在又迟了。我总是这样。但今晚我想知道……呐,让我们看看……你发了什么祷告卡?B什么?他忘了。好的。我说B……50到100。好的。谁有祷告卡B1号?请举手。在你们的祷告卡上寻找B。我要请伍德弟兄他们,或几个引座员,请他们下去一会儿。我们要排一大队的人。好的。B50,谁有B50?请举手。B51,52。好的,53。在这里开始排队,54, 55, 56, 57, 58, 59, 60。如果你坐在轮椅等等上,动不了……[原注:磁带空白。]
65

要为你祷告,使那个咒诅离开你,你得痊愈吗?你愿意一直服侍主,爱主,是吗?你知道,我有一个小女孩在家里,利百加。她大约跟你一样大,也许小一点。你多大,亲爱的?十一岁。我想她现在是十岁。所以她……她也爱主耶稣。

你知道,那天我离家的时候,小利百加哭了。她不想看到我离家,但你知道,神知道你在这里。他想要我来为你祷告,让你能健康强壮。你信不信?会众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过来,亲爱的。天父,日子过去了,几年过去了,你仍然是同样伟大的耶和华神。这个小孩在这个年龄,心脏病超越了医生的监护能力。但是主啊,你能医治。
现在我想起了我自己亲爱的兄弟,他们把他的心脏取出来,把手指伸进瓣膜里,试图打开它们,却打不开。低头站在那里,脸色……眼睛闭着,你带他回来了,今天他活着。基督啊,我抱着这孩子,她是某个男人的宝贝,也是你的孩子,主啊。从她身上除掉心脏病的咒诅,愿她从此刻起开始修复,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神赐福你,宝贝。
我要你帮我一个忙,你这样做。三天后(瞧?),七十二小时后,你给我写一封信,告诉我你是我祷告过的小女孩,告诉我你进展如何?你愿意这样做吗?如果医生检查你,说:“喂,你好了很多。”那么,你写信告诉我这事。你愿意这样做吗?主赐福你,宝贝。
66

你的病呢,弟兄?[原注: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你以代理人的身份上来。你相信神应允祷告吗?我们的天父,因为他代表一个朋友,我祈求你的圣灵去到那个朋友那里,恢复他到到正常情况。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原注:弟兄又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神赐福你,弟兄。很好。

你的病呢,弟兄?[原注: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神经紧张。亲爱的神,我按手在我的弟兄身上,谴责这个污鬼,奉耶稣的名祈求他的医治,愿他像其他弟兄一样欢喜,阿们!神赐福你,弟兄。
你好,你的病呢,弟兄?[原注: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神赐福你,弟兄。父神,你总是真实的,我祝福这位弟兄。当我奉耶稣的名祷告,我的身体接触他的身体,愿大能、圣灵触摸他,把他所渴望的赐给他。阿们!神赐福你,弟兄。让我收到你的消息。
67

你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主啊,当我的身体藉着我的双手接触这妇人的身体时,愿主恢复她的健康,因为你的道说过:“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我想要你做个检查,给我写信。我想要知道在你身上发生的事。

呐,你得了什么病,弟兄,快吗?[原注:弟兄说话。]哦,对不起,约瑟弟兄。过来,弟兄。把你的手帕给我。我的天父,他可爱的伴侣病了,我祝福这块手帕。以色列人被逼到红海边上,仇敌把他们逼到了绝路,但他们有一个应许。神的灵降临,俯看海水,水惧怕了,往后退,以色列人便走向应许。神啊,这是你的应许。我把这块手帕送给她妻子,当手帕接触她时,愿仇敌看到那是神的一个应许。愿仇敌惧怕,离开,愿她走向美好健康的应许,奉基督的名,阿们!让我收到她的消息,好吗?神赐福你,好的。
68

婴孩吗?她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哦,她又聋又哑。哦,愿神赐福她幼小的心。呐,你相信耶稣必恢复她的听力和语言吗?你信吗?好的。我要为她祷告。我要你看她发生什么事。

我亲爱的天父,这聋哑的小孩,我祈求你从孩子身上赶走这个灵,使她听见并说话。主啊,求你应允这事,因为这孩子只是个小孩,但你是神。我祈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现在,你们低头一会儿。呐,这不是赶出去。你瞧?这不是异象。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等一下,我想看看神医治了这孩子没有。现在继续低头。[原注:伯兰罕弟兄拍一次手。]你听见了吗?[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她能听见。[原注:伯兰罕弟兄跟孩子说话。]妈妈,妈妈,妈妈,妈妈。你会那样说吗?妈妈。注意这个。[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瞧,她的小眼睛转过来看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手指。]呐,她从未说过话,你瞧,所以她不会……像这样。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这样说,妈妈。我告诉你怎么做,姐妹。带她去某个地方,坐下,尽力让她明白。瞧?我相信她会说话。我不能说,因为……我必须相信。但我的信心说她得医治了。瞧?我相信。我不能……但你让她说话;她会听。我知道这点。她能听见了。她能听见。但我相信她也能说话。在同一条神经上工作。你去那里,看她会不会说“妈妈”。让她说“妈妈”或类似的东西。好的。神赐福你。让我等一下收到你的消息。好的。
69

你的病呢,先生?[原注:磁带空白。]神经紊乱。基督能医治这病。你信不信?我们的天父,我祝福这男人,按手在他身上,祈求这神经紊乱离开他。我奉耶稣的名祈求这祝福,阿们!

瞧,孩子,神经过敏是最难争战的东西,比癌症更糟,因为你在精神上不能平衡自己。你明白吗?你不能让自己的头脑正确地运行。但现在,从此时起你开始知道你是站在神的面前,说:“此刻,此时,我得医治了。”出去说同样的话,这么说,直到你实际上相信了(瞧?),直到你真的相信了。这时你就痊愈了。你相信吗?现在,欢喜地去吧,让我知道你发生的事。
你病了吗,先生?[原注:弟兄说话。]过来这里,先生,就一会儿。哦,是的,耳朵里嗡嗡响,右臀软弱,那条腿。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先生?我们的天父,你不偏待年龄,不偏待人。我作为你的仆人,按手在我的这位弟兄身上,我现在非常清楚,在审判之日我要跟他站在一起。我祈求你医治他,使他痊愈,知道是这个时候,我为他的医治做出大有能力的祈祷。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呐,我要你现在相信你得医治了。呐,我只想触摸你的耳朵,祈求神医治你,使这耳朵听见,一切都好了。我要你相信你的腿好转了。摸摸你的腿,看是不是觉得好转了。瞧?你相信它感觉好转了吗?好转了吗?很好。耳朵怎么样呢?好转了吗?哦,我还以为你有耳背。好的。现在,你去吧,让我知道在这条腿和这耳朵上发生的事。你会写信给我,告诉我吗?写到杰弗逊维尔。神赐福你。好的。
70

呐,带女士过来。哦,她不能很好地走路,或者扶一下,带她过来。很好。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瘫痪,哮喘,瘫痪。呐,只有一样东西能帮助你,亲爱的姐妹,那就是主耶稣。你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看到你处在这个光景里,真是可惜!我希望我有能力帮助你。我愿意帮助你,姐妹,我愿意。神知道我的心。我没有能力。我不是那个人。瞧,医治已经完成了。瞧?基督做了这事。现在我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为你祷告,要求你相信医治已经完成了,基督必使你的身体顺从你的信心。你现在相信吗?

这是你女儿吗?你相信吗?你愿意让我知道病是怎么来的,发生了什么事吗?她这样有多久了?从小的时候。任何的改善马上都会显出来,是吗?你是本城的吗?你愿意……你会在这里几天吗?你会让我知道下面几天,比如说明晚是不是有任何的改善?你们任何人,我要你这样做。现在当我们要做信心的祈祷时,你愿意跟我一起相信。
71

我们的天父,这个可爱、年轻、黑头发、黑眼睛、年轻的女子站在这里,她将是任何人的宝贝,父啊,我为她祷告。魔鬼做了这事;我肯定。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主啊,我祈求你,因为今晚是留给这个的;我按手在这个瘫痪、受苦的年轻女子身上,带着我心里的真诚祈求,神啊,愿直到有一件事发生前,时钟不会转回来,。愿这位母亲和她回到讲台上,将赞美和荣耀归于你。主啊,如果你这么做,我答应你,我会以这个方式开始为人祷告,为你的子民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事。父啊,让这事成为一个榜样。我奉耶稣的名祈求她的医治,阿们!

神赐福你。现在你感到好转了,是吗?你的确感到好转了。哦,很好。我相信你现在好转了。我相信在下一个二十四小时里你会好多了,你妈妈会来这里,讲这事。会吗?你也……好的。主赐福你。好的。神赐福你。
[原注:妇人说话。]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为这妇人祝福这块手帕。阿们!神赐福你,姐妹。让我听听。[原注:妇人又说话。]父啊,将这妇人渴望的赐给她。神啊,我祈求她的心为她的女儿大大兴奋,你给她的一切东西都赐给她,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
72

呐,姐妹,你要为什么事祷告?哦,神赐福你。天父,求你赐福这妇人,她站在这里等候轮到她。我按手在她身上,祈求你的祝福降在她身上,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我的姐妹。你现在相信吗?阿们!好的。很好。

你的病呢,先生?[原注:弟兄说话。]胃病。父神啊,我为这男人的胃病祷告,祈求他得医治,愿明天他进来,带来一封信:“我的胃病从此再也不搅扰我了。”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让我们收到你的消息,弟兄。你现在相信吗?好的。很好。
你得了什么病,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什么?压抑。过来这里。那是魔鬼,当然。我们的天父,祝福这个站在这里的年轻可爱的妇人,她看着说:“压抑。”看到她拿着这块手帕,双手搓在一起,知道是魔鬼在做这事。神啊,我祈求你斥责魔鬼,叫他离开这妇人。主啊,到明晚的时候,愿这些人涌进这地方,述说你为他们所做的事。愿她来,大大地赞美神。阿们!神赐福你,姐妹。你现在相信。欢喜地去,感谢神。
73

[原注:姐妹说话。]手臂下有瘤,胃里有癌症。姐妹,你晓得如果神没有医治你,那就是死亡吗?你必须现在相信。天父啊,当我看着这个样子真诚的妇人的脸,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赐福她,除去她身上的一切癌症。愿癌症死去,再也不搅扰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明天我想听见在你身上发生的事。好的。

呐,你想要祷告什么,姐妹?[原注:姐妹说话。]是的。好的。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吗?天父,我祈求你合上这地方。你是那位能分开红海又合上红海的。神啊,我祈求你医治这妇人,奉你儿子耶稣的名,阿们!现在要全心地相信,姐妹。
呐,过来,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关节炎。天父,这病医生为她做不了任何事。但你不是一个疗法,你是治愈。我祈求你医治这妇人,愿她一生剩下的时间一直是痊愈的,奉基督的名,阿们!现在你相信吗?好的。欢喜地去吧。让我明晚知道发生的事。
74

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这妇人,使她痊愈。愿明晚她的见证在这里,神已经医治了她。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不要把我看成……记住,以利亚的神在这里。留意看他有没有证明他在这里。
你的病呢?好像我应该认识你。你是不是多米科太太?多米科太太的朋友;是的。[原注:妇人说话。]哦?哦,那肯定是……呐,主是医治者,不是吗,姐妹?我们的天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全心地祈求你医治这个亲爱的妇人。这肿瘤在她身上,惟有你能除掉它。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呐,让我明天听见发生在你身上的事。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我相信。愿神怜悯你,姐妹。你现在相信吗?我们的天父,作为你的仆人,你……成千上万年过去了,你仍然是神。你永远都是神。人们仍然有需要,只要有需要,就有一位神满足那个需要。我祈求,当我按手在她身上,正如以利沙伏在孩子的身上,我为她的医治祷告,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现在相信。
75

伍德姐妹,当然我知道你的病在这边。天父,我心里带着真诚为我的姐妹祈求。愿这是你使她的肋旁痊愈的时候。我祈求病现在离开她,永不再搅扰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原注:弟兄说话。]为另一位弟兄。请你走近一点。天父,他代表这世上某个地方的其他人。我祈求你医治那个人,为这人的努力祝福这人,奉耶稣的名,阿们!
过来,先生。你的病呢,我的弟兄?[原注:弟兄说话。]你的独生子有精神病。天父,神啊,我的心为他流血,愿那邪灵离开那男孩。愿他回家时,发现邪灵出去了,来为神的荣耀作见证。父啊,我谦卑地这样祈求,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弟兄,愿你得着你所求的。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主已经做了,不是吗?我们的天父,这女士不确定,但那是某个地方的胃病。父啊,我祈求你使那恶鬼离开她,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呐,让我明天听到发生在你身上的事。瞧?好的。
76

姐妹,你得了什么病?[原注:姐妹说话。]你女儿在医院里?好的。你想拿这块手帕给她。我的父神,我在你面前把这块手帕放在我手里,这手是不配的。但你看到需要把它送到全世界。天父,当这块手帕放在她女儿身上时,我祈求你祝福这块手帕。愿她出院,成为一个健康的人,回家,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愿事情如此。让我听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关节炎。哦,我明白。越发严重了。是的。好的。姐妹,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在基督里。现在你知道传讲神的道……你曾见过聚会、其它的聚会吗?昨晚你在这里吗?星期天你在这里吗?你见过圣灵在人们中间运行吗?瞧,他还是一样在这里。他就在这里。瞧?你相信吗?天父,我按手在我们的姐妹身上,祝福她,奉耶稣的名;从现在到明晚,今晚我在宾馆房间祈求你的神迹,我祈求你让这妇人回来,说关节炎离开了。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呐,不要疑惑。来,让我们知道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你会这样做吗?神赐福你。好的。
77

[原注:一位弟兄要求会众继续祷告。]还有一会儿,我们就结束。好的。过来吧。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神啊,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这妇人的关节炎。愿明晚她拥有一个很大的见证,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眼睛。天父,我握着这年轻妇人的手,奉基督的名祈求你恢复她的视力。愿她痊愈,明晚见证你的荣耀,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年轻的女士。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神经过敏和头痛。天父,我祈求你祝福这个年轻妇人,医治她的神经过敏和头痛。愿她的见证明晚是:“它从此再也不搅扰我了。”我祈求这个祝福,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原注:姐妹说话。]神啊,你知道万事。我为这个亲爱的妇人祈求你医治她的这个病。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她的见证明晚是:“我得医治了。”阿们!
78

神赐福你,先生。[原注:弟兄说话。]亲爱的神,这个亲爱的人得了两边疝气,渴望你双倍的灵,神啊,作为你的仆人,我按手在他身上,知道今日的需要,我祈求你应允他所求的这些事。我真诚地奉耶稣的名求。阿们!神赐福你。

[原注:姐妹说话。]哦,背部损伤。你相信明晚你会上来做见证吗?你的胃,你能再吃吗?天父,我祝福这妇人,为了在她的邻里见证主耶稣祈求她的医治。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呐,让我们明天听到你的见证。
[原注:姐妹说话。]是的,听力有缺陷,手指僵硬。好的。你相信你会听得清楚吗?你相信你会听得清楚,手指会痊愈吗?我们的天父,祝福这妇人,使她的听力完全,医治她僵硬的手指。我祈求这事,明晚见证是要荣耀神,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我相信我们会听到的,是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我相信。
79

[原注:姐妹说话。]我们的天父,这孩子站在这里祈求,她是个处在生活十字路口的年轻女子,主啊,我祈求你医治她的这个神经过敏和脖子上的这个肿瘤。我祈求,明晚她回来,说肿瘤没了,神经过敏没了,她痊愈了,让她能服侍你。神啊,如果你这样做,我就像这样时常叫祷告队列。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高血压和关节炎。天父,我握着这双手,祝福这个妇人,也许这双手抚摸过许多次婴孩的脸颊,当婴孩生病时,摇过摇篮。父啊,我祈求你从她身上除去关节炎和疾病,愿明晚她欢喜地回来,说:“病离开我了,我好了。”奉耶稣的名,阿们!
80

[原注:有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小孩,聋哑的小孩在说“妈妈”,能听见了。[原注:会众敬拜主。]现在把她们送回到讲台上。

你的病呢?[原注:姐妹说话。]神啊,奉基督的名,医治这妇人,使她痊愈。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你说什么?[原注:带着孩子的妇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妈-妈。哦,很好。呐,你是我的小女朋友。你相信吗?你能给我说“妈妈”吗?妈妈。妈妈。[原注:伯兰罕弟兄问妇人。]看你能不能说。妈妈。妈-妈。她正在努力试。妈-妈,妈-妈,妈-妈。她以为我要让她对妈妈笑。瞧?[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哦,弹奏音乐,不管哪里……[原注:司琴弹了一点和弦。]嗯,嗯,妈-妈,妈-妈。
她在底下说了,是吗?[原注:妇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她在这里说,你的妈妈?带她来的邻居,带她出门,说:“妈妈。”这表明那个灵已经离开她了。孩子一生从未跟她说过话,只是个孩子。呐,你能不能明晚带她回来,能不能明天继续训练她怎么讲话,带她回来?我想要会众看到发生的事。你会这么做吗?
81

什么,你是挪威人或什么?瑞典人。哦,很好。她不是瑞典人,是吗?我不这么认为。你看上去像个爱尔兰姑娘。是的,先生。哦,是的。她父亲在工作,母亲有两个小孩,但这孩子今晚听见并说话了。瞧?呐,那是……那是真实的信心。只管去相信,就是这样。我所做的事,我竭力将自己扔在那里,为人们相信,然后看发生什么事。如果行,我就要每晚叫那样的祷告队列。神赐福你。

呐,我想要明天听到。你训练她。呐,她不知道怎么说……瞧,如果我们说:“揪耳朵。”她开始那样做。如果你说:“动手指。”让她那样做,她会模仿。呐,她认为我们想要让她去……瞧?但你必须发出一个声音。你明白吗?你明晚带她回来。如果不能,就再下一个晚上,让会众……我想明晚看见她,我相信她明晚会讲话。她正在说“妈妈”,等等。不是吗?你跟我一起相信吗?神赐福你,姐妹。好的。
82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亲爱的神啊,医治这个可怜的女士,她站在这里,是个好妇人。我祈求你使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我想要明晚收到你的消息。

你的病呢?[原注:姐妹说话。]神啊,医治我们姐妹的胃病和肾病。愿她明晚回来说:“哦,病都没了。”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你现在相信吗?好的。是的。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左眼瞎了,右眼正在失去视力。哦,太糟糕了。真是个可爱的女士。呐,你信不信明晚你能够上来,告诉我们,指给我们看,告诉我们,这只左眼能看见,右眼又好了吗?你信不信?你愿意相信吗?[原注:姐妹说话。]阿们!很好,亲爱的。
我们的天父,我祝福这个站在这里正在失明的孩子。主啊,你知道万事,我希望并相信你,明晚这将是一股见证的洪流。主啊,求你应允。愿这孩子能够通过这只瞎了眼睛看见,这个又聋又哑的女孩说话又听见。主啊,求你应允。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呐,让我们收到你的消息,姐妹。我相信。你信不信?好的。
[原注:姐妹说话。]耶稣啊,这个可怜的女人,关节炎,耳朵嗡嗡叫,鼻窦感染,你能医治这些病。主啊,我做了一个出于信心的祈祷祝福她。你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病人。我全心地把自己交托给你的灵,知道你站在讲台上。我祈求她的医治,奉基督的名,阿们!
83

过来吧。[原注:弟兄说话。]耳背?明晚,你相信你会听得清楚吗?天父,我今晚祈求他的医治,愿使他耳聋的邪灵,那个耳聋的灵离开他,明晚他欢喜地回来赞美神,能听得清楚。我奉基督的名祈求,阿们!我想要明晚收到你的消息。

你的病呢,姐妹?[原注:姐妹说话。]你的婴孩。天父,我为她的后裔、她的孩子祝福这母亲。正如书念妇人为了她的孩子上来,愿天上的神赐福她的孩子,使孩子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好的。
神啊,她代表跟她作女孩子的时候一起玩的姐妹。姐妹得了癌症,惟有你能医治她。愿消息传来,就像几个星期前肯塔基州的女士一样。愿她得医治,奉耶稣的名,阿们!神赐福你,姐妹。现在要相信,阿们!好的。
多少人爱主?[原注:会众说:“阿们!”]
[原注:磁带空白。]全心相信主耶稣。他奇不奇妙?爱主,赞美主。神是真实的,不是吗?你知道我们所唱的那首歌:“神真实,我在魂里感到他”吗?耶稣奇妙。
让我们祷告一会儿。天父,我祈求你称颂自己为大。让这些人知道你在这里,你是神,你是真实的。我奉基督的名祈求。神啊,此时帮助我,奉耶稣的名,阿们!
我不知道。比利,我们下面还有多少人?大约五个吗?我想我们要改变聚会的次序。你相信神在这里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84

你有口臭,不是吗,坐在底下的姐妹?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阿们!现在没有了。感谢主!

主奇不奇妙?神在这里。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它实在让我窒息。异象在到处闪烁。哦,太奇妙了!
神的天使站在那里,站在得了窦病坐在那里的那位女士头上。如果你相信,女士,这排另一边后面大约三个,要全心相信,你可以得痊愈。如果你信,你就可以得着,阿们!
你们在会众中的,你们在底下怎么想,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女士,你相信吗?你认为所有的神经病都必离开你吗,你信吗?阿们!那喉咙病也必离开你,你信不信?你相信那癌症必离开你喉咙吗?你信吗?如果你信,就赞美主,说:“我全心相信主。”阿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仇敌,离开妇人!阿们!神赐福你;欢喜地去吧,阿们!主奇不奇妙?
你相信基督必医治你吗?是的,你儿子有精神病,不是吗?奇不奇怪?但你也有窦病,你也想要摆脱神经病。你相信耶稣必使你痊愈吗?阿们!瞧,我要你们始终知道,从这里经过,异象来了。我什么也不说。阿们!去接受吧,姐妹,奉主耶稣的名,接受。哈利路亚!
主在这里。在底下要有信心,看主叫不叫你。
85

你好吗?我不认得你,女士。神知道你,不是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相信这些从这里经过的人实际上蒙了祝福吗?你对得医治是怎么想的?你的信心,对吗?如果神向你证明他站在讲台上;我从未见过你,你只是个妇人,来到讲台上。如果神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目的,你愿意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们其余的人会全心相信我吗?你为一件事紧张不安。是的,它是由死亡引起的。那是你的女婿,最近刚被杀了。是的。你在这里为了一个人,你为她的救恩祷告。那是你女儿。是的,还有两个其他人。你有三块手帕要给代祷的人。对吗?那是主如此说。现在你相信吗?天上的神啊,让你的怜悯降在她身上,赐福这些人,奉耶稣的名,阿们!那是……是的,阿们!要有信心。你信吗?

你好像兴奋不已,坐在这座位末了的女士,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心里没有一点疑惑吗?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肾病,使你痊愈吗?
坐在她旁边、穿红裙子的,你为什么哭呢?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女士?如果神告诉我你的病是什么,你愿意接受你的医治吗?你愿意相信吗?肺结核。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吗?
86

另一个举手的女士。你对此是怎么想的?看着我一会儿。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愿意接受吗?你也有肾病。是的。

坐在那里的小家伙,小男孩,你是怎么想的?你对此是怎么想的?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想要什么或有关你的其它事,你会接受吗?你会吗?有胃病。是的,不是吗?你想要得医治。想回到马里兰州,得痊愈,对吗?嗯。
你旁边的女士也是从马里兰州来的。穿红裙子的女士是从宾州来的。是的。另一个女士是从马里兰州来的。是的。你们都是从城外来的。是的,不是吗?如果是,请举手。
女士,你是怎么想的?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神的大能在这里吗?你相信神必将你渴望的赐给你吗?你相信神在这里吗?基督能揭示万事,照他在圣经中所应许的,他要揭示你心里的秘密。你相信吗?好的。你极度紧张,不是吗?你紧张的原因,后来你因此又得了胃病。是的。因为你紧张。
顺便说一下,当我看到你,我看见许多水流进来。你担心在海外的某个人。那是在山区或在丘陵地区,是在斯堪的纳维亚,是挪威。那是个男人,是你儿子,他住院了。我看见一张脸,他得了黄疸,住院了。是的,不是吗?如果是,请举手。主如此说。天上的神啊,赐下你的祝福,我祈求你赐福,奉耶稣的名。
各位,你们相信吗?你们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