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826 神的爱

1

我们刚离开聚会,启程去阿尔伯塔省埃德蒙顿看望一个妇人,是我们的一个朋友,杜伯曼太太。离加拿大边境还有二十英里的时候,我们收到了我弟弟快死的消息。于是我们掉转头,穿过暴风雪,开始回家,结果整个旅程有十一天。

昨晚我们很晚才到,睡得很晚,今早又起得很早,所以非常累。但当我抵达妈妈那里时,我们到了一个又可以打电话的地方后,妈妈说:“内维尔弟兄一直在那里。”各位,那是真正的牧师,我们真是非常感激。
呐,可能没有……也许你的亲人还没有到那个地步。但在危急的时候,当你知道出事了,知道你身边有个朋友,跑到我弟弟的家里,这时我去了……我一进门,换了衣服,赶到那里,我发现谁在房间里祷告?内维尔弟兄跟霍华德在房间里一起祷告。我对此很感激。
2

我更愿意在讲台上这么说,就像我经常说的,“我更愿意现在给你一支玫瑰花,也好过在你去世后给你一个花圈。”此时就是这样做的时候,我感激内维尔弟兄。我知道我们教会的人都有同感,因为他是个勇敢的牧师。为了让他看到你有多么感谢他,你可以向神这样举一下手吗?谢谢。那真是很不一样。

我回到家,告诉我妻子,说:“亲爱的,当我去敲门,溜到厅里,看了图表,看究竟是什么问题,然后去那里;我听见里面有动静,我打开门。我想,是有人在说话,让他拿着圣经坐在床上,俩人低头向神祷告,我进去时,唯一能做的就是跟他们一起祷告。”
我也祷告,告诉神我感激一个真正的朋友和真正的牧师。愿内维尔弟兄在这世上长寿,服侍主,我相信神保守他在这里这么多年服侍主,一个勇敢的人。我好久没有像这次这样,心里被深深地打动了。
3

呐,通常现在儿童的主日学班级还没有解散,所以我想也许我们要为病人祷告。我没有通知要来为病人祷告,但如果这里有谁要接受祷告,我们会为他们祷告。

呐,如果格蒂姐妹,如果她愿意,请上来为我们弹奏“至大医生”,我们要求我们亲爱的天父,求他祝福今天需要他的那些人。然后我们要……所有生病、有需要的人聚在祭坛周围。
如果我没搞错,是内莉·桑德斯站在这里吗?嗯,神赐福你,内莉。二十五年前……神赐福你,内莉。刚才我看过去,看见你,我不想要你以为……瞧,盯着某人看,我站着看后面,我想那看上去像内莉。
4

也许你们这里没有人记得。我想你们一些人……你们有多少人记得内莉·桑德斯?嗯,当然,她是最早来我们教会的人之一。她和我去世的妻子是知心的朋友,是基督里的姐妹,她们……

她嫁给了这里一位属于“美国志愿者”运动的干事,他是我们的弟兄,已经去与神在同在了,我想是留下她和两个男孩,我想或者是几个孩子。一些孩子仍在上学。
内莉正在独自彷徨,刚进入相当紧张不安的年龄。我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参加祷告会时,她打电话给我。内莉,想到许多往事,想到了地上铺着木屑的时候,你和厚普,还有那个爱德考克女孩,以前他们都曾经在这儿。这是很多年前,二十五年前的事情了。就这样从我身边过去了。我们在一条路上飞奔。这是真的。哦,愿神与你同在。
5

那些生病、想要上祭坛周围接受祷告的人。我和我们的牧师会为你们一起献上祷告。上来吧。这个一结束,是讲道的聚会,我有一个简短的信息给你们。希望你们能留下。为病人祷告完后,我们要解散主日学聚会,进入另外一个聚会,我有几个通知要发布。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同情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别无这名惟耶稣。
现在,我们现在进入祷告的交通中,是为了使每个人得医治,因为知道神在这里,应许了要应允。
[原注:内维尔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有一个姐妹需要祷告。”]好的,没问题。我们去为这位坐在下面的女士祷告。肯定的。好的,内维尔弟兄,你来帮我好吗?呐,请你们尽可能保持敬畏。小家伙们坐在位置上,现在我们祷告,当我们下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那里,我们要对神有信心相信。有信心相信神会。
6

呐,今早你们在底下会众中所有健康的人,不需要走到祭坛周围。想一想,是恩典把你们带到这里的。呐,你们无论是年轻的,还是你那老的,现在都为这些在祭坛前的人祷告。按照我们这个教会的习惯,我们派牧师抹油,我们为他们祷告,然后派牧师抹油。在他给他们抹油的时候,我跟他一起按手在病人身上,圣经说:“奉主的名用油抹病人,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雅各5:14;可16:18]这是经文。

现在,你们大家一起低头,我们一同为病人献上祷告。
7

我们的天父,我们此时为了有需要的和病人谦卑地走进你神圣的同在中,他们无能为力了,父啊,他们许多人过了医生力所能及的范围。无能为力了,除非你的恩典延伸到他们身上。神啊,今天我谦卑、全心地跟这个小教会联合在一起,祈求此时在场的伟大圣灵证实主耶稣的道,他说:“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他们若求跟某件事有关的任何东西,都必得着。”[太18:19-20]主啊,那是你永恒的道,甚至创世以前就说出来了,借着先知,借着神的儿子自己赐给了我们。

父啊,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望,是求你医治在祭坛周围的病人和有需要的人。我祈求你此时赐给每个人特别的信心祝福。当你的仆人和我下去抹油,按手在人们身上时,愿圣灵借着我心里的信心,去到深处,愿每个人都得医治。我们奉基督的名求,为了他的缘故。
8

现在你们低头,大家祷告。牧师,现在过去。[原注:磁带空白。]

天上地下充满主爱,
天上地下颂赞主名,
至高的主。
我们的天父,我们现在为搅动我们心肠的主日学课程感谢你。当我们离开时,愿我们今早束紧腰带,离开不信的监牢,得自由。我们知道主的天使要在我们前面行走,证实神的道,使我们每个人脱离惧怕、疾病、困苦、病症、痛苦的监牢,因为神应许了。今早被关在那种状况中的每个人,愿神的光今天就照在他们身上,愿他们从这里出去成为一个健康的人。
为信息和圣灵带领的工作感谢你。父啊,应允这些祝福,今早为了传出的简短信息求你在讲道的聚会上与我们同在。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9

呐,就讲一会儿。那些现在要走的人,让我们起立,唱一首赞美诗,那些……时常携带耶稣圣名。那些要走的人可以解散。那些能再留三十分钟的人,我们很高兴你们留下。好的。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转过身跟你旁边的人握手。)
它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所望并天所乐。
阿们!请坐,愿主丰丰富富地赐福你们。我刚才注意到,我们这里有一些“信心先驱”报,是芝加哥的约瑟·博兹弟兄办的小节目……小报,他是个很好的弟兄,总是……我们彼此间有很愉快的交通。每次我们去芝加哥,都有美好的时光。几个晚上前还跟他在一起。这些是免费的。聚会结束后,你们可以过来那一份;它就放在这里。
10

呐,我们很高兴看到你们许多人仍然持守基督,现在占用你们几分钟的时间。因为跟你们在这里,我想讲一件事。我累了,我的声音很弱,举行了几场大聚会。在印第安纳波利斯有一场大聚会,那天晚上我们很高兴看到几百人走过坐了将近一万人的会场,那天晚上下来将他们的心交给基督。拉塞尔·福特他们,他们多么激动。凯德尔弟兄几年前开始的工作仍在继续。

你知道,我也想什么时候能有一个像那样的地方。那是我见过的最大的一个地方,设备啊等等,非常不一样。我想我是个有点情绪化的人。当我看到有人开始了一项伟大的工作,我对此很有感触。
11

呐,我喉咙沙哑,我们上山,想要去找一个生病的妇人,是我们在加拿大的朋友。我们正准备越过边界,这时我听到我弟弟快死的消息,便回来了,我们夜以继日地开车。我们十天一直坐在那辆车里。所以你能想象我今早的感受如何。

我再次感谢你们所有人为我弟弟祷告,因为他看起来又在恢复的路上。神给他另一次机会,所以我感谢你们,我凡事赞美神。
还有许多重大的决定要做。安排全球性的旅行,非洲闪现在我眼前;有太多的地方要去,我都不知道要去哪儿了,太多地方了。大约至少有十个或更多大会先知就要定下来,每个都打电话说要去。我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为下面的活动做决定,所以请为我祷告。为我祷告。我需要你们的祷告。
12

我希望,把那个风扇关掉一会儿不会太打扰你们所有坐在前面的人。在我为主旅行的生涯中,接触了太多的东西、各种的情况、疾病和大麻风。我拥抱过长大麻风病的,跟他们握手,接触各种的疾病,去过隔离病房、营地,世上几乎各种的事情都经历过了,我不再是个小伙子了。我估计你们知道这点,我快到……

那天我在那里听到博斯沃思弟兄几乎九十岁了。当我在印第安纳波利斯时,有一块血栓流进他的心脏里,死亡在他的心脏里挣扎,他昏迷了。博斯沃思太太打电话来,我为他祷告了,赶去那里,我们宣布了这事,开始祷告。第二天他打电话给我,说:“我希望什么时候跟你一起聚会。”我觉得我才四十七岁,应该为我自己感到羞愧,但我实在……我想这只是人的部分。
哦,这是多么有价值,多好啊!没有什么比得上得救,得救了,但是朋友们,你没有意识到,我肯定魔鬼尽其所能拦阻你得救(他拦阻我),认识魂的价值是什么。你想象过这是什么吗,永恒的意思,你要那样多久吗?你意识到这是你为永恒做决定的时候吗?
13

上星期天,一个星期前,我们在这里讲了,我相信我传讲了保障,神的大能,在创世以前就应许、预定和呼召你,把你的名字记在他的册子上。这根本不是你做的。是神做的。奇不奇妙?羔羊在创世以前就被杀了,为什么?这事直到四千年后才发生,但当神说了时,他就必须这样做,因为他必须持守他的道,羔羊把你的名字写下来的同时,你就跟他一同被写下了。我们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不是在我们归向基督的那个晚上,而是在创世以前,圣经说的。所以,那是保障,今早弟兄在这个奇妙的主日学读经中提到了那点。

14

呐,让我们从某处读一会儿经文。我想讲一些在我心里的东西。我只想讲一会儿,然后我们解散,今晚再聚会。

呐,那天下来时我心里有一个信息,若主愿意,我想下个星期天早上回到这里把它先传给我的教会。只是我心里的东西,当时我走进一个地方吃饭,心想:“哦,我发疯了吗?我出什么问题了?”我无法忍受这些音乐和他们今天的这一切东西,这些愚蠢的女人唱着:“从我们的象牙宫下来,”这一切。我说:“一定是我有问题。”
圣灵说:“哦,不。哦,不。”你若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里面了。
所以我想:“哦,我不想因为这个世界而调整。那是……”这时圣灵开始向我启示这个信息。今早我没有时间。我太累了。另外,若主愿意,下个星期天我们可能还在……这个星期我有一些旅行,但如果下个星期天早上我还在这里的话附近,若神愿意,内维尔弟兄会在星期六的广播上宣布,我们会进来,尽力带出这信息。我想要把某个信息一同带来。那是今日及时的福音信息。
15

当六个月前我预测这是美国结束的年份,我们要看它符不符合福音。这是美国没落的时候;今年要么上去,要么下去。是的。

呐,你们年轻的小孩,我要你们拿一张纸,写在你们圣经的扉页,也许当伯兰罕弟兄去世后,你们看我对还是错。瞧?你们就知道主还说不说话。瞧?
呐,我想从《罗马书》4章读一部分的道,继续讲。
1如此说来,我们的祖宗亚伯拉罕凭着肉身得了什么呢?2倘若亚伯拉罕是因行为称义,就有可夸的;只是在神面前并无可夸的。3因为经文说什么呢?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4做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5唯有不做工的,只信称不敬虔之人为义的神,他的信心就算为义。
愿主在这道上加添祝福。
16

呐,如果我们要给它取一个小题目,我想对你们讲的是“神的爱”,当神的爱投射出来,到了终点时,至高的恩典就接管了。瞧?你能想到这个吗?认真思考,你就明白。瞧?当神的爱投射出来,到了终点时,至高的恩典就接管了。

呐,它是个……奇怪的是,人们怎样……各种类型的人,以及在所交往的人中所作的……呐,我们都必须面对这些事实,即:有一些人,你很爱在他们身边;有一些人是很好的人,你爱他们,然而,这人有一些东西,你几乎不能呆在他们周围。
17

现在我们想谈谈事实。呐,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个人或她个人创造的气氛。因为你是个小的创造者,你是神的儿女。不管你陷在罪里多深,你仍是神的儿女,因为你堕落了,魂里、心思里退化了,但神是你的造物主,在你堕落的状态里,你是神的失丧、败落的造物,被魔鬼支配。是的,但你仍是神的儿女。

神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瞧?他做了一切可能的事,因为只有神能做这事,赐给他的造物机会来接受,成为他想要你成为的,再回到你正确的状态。
没有人……就是这样,非常尖锐。但除非一个人接受了主耶稣,否则他就是神经不正常。这话很深刻,却是事实。除非这个人接受了基督耶稣作他个人的救主,否则他就是神经不正常。那听起来……但它是圣经。当然,那是真的。
18

他是这位,在你受造的生命里……呐,当你那样做时,你对世人就是癫狂的,因为你必须从你所在的气氛中出来,进入另一个气氛中。当你那样做,神将你从世界上提起来,你生活在属天的气氛中。瞧?对世界来说,你完全与他们相反。瞧?这是跟世人相反的。瞧?你想要做的是被基督提起来,进入一个你是快乐、平安的气氛中,你在那里创造一个环境。许多时候我们在教会里……这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但如果你留意……呐,这是给教会的,是给会众的。

人们接受的是对方的灵,而不是接受圣灵。你进入一群人中,留意一个人行事的方式,那些走进那群会众中的人,首先你知道,他们也有了同样的举止。你总是……你以一个好女人和坏男人为例,要么这个男人……要么他成为一个好男人,要么这个女人就成为一个坏女人。在你生活的气氛中,你把你的本质投射到你所交往人身上。
19

如果我们是基督徒,那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们应该生活在什么样的气氛里呢?我们应该生活在安抚、宽慰、医治的气氛中,对每一个我们所接触的人,心里都带着深深的爱,不断地祷告。

如果我可以对这个,为我还有这个世界性的事工祷告的小教会,说点什么的话,那才是我为病人祷告成功的原因。如果我不能去到那些生病之人的感受里,祷告就没有用。你必须去到感同身受的地步。
20

不久前,一个墨西哥老人在讲台上,他跑上讲台,很有信心,他俯伏在地,掏出他的念珠。我告诉他,通过翻译埃斯皮诺沙说:“不需要。”于是他站起来,张开双臂,开始这样走。他看不见。我看着他,看着那双满是皱纹的脚,也许一生从未穿过鞋子。我看着我的鞋,看是不是适合他。我愿意把鞋子给他。他看不见。我看到他的肩膀更宽,我猜想这人重两百多磅。他不能穿我的外套。他站在那里,灰头发,我想到我父亲。我想:“如果爸爸活到大约这个年纪,跟这人大约同样的年纪,将近六十五岁或七十岁,”我进到了对那个人的爱中。

我这样想,也许他一生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也许一生从未坐在过餐桌前。在这之外,他还行走在黑暗中。这时有东西进入我心里。愿神怜悯。他是一个人,他是一位弟兄。当那个临到时,有事情发生了。有个创造物四处运行,向这人投射。
21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他靠在我肩膀上叫喊,他叫喊:“我能看见;我能看见了。”那是什么?神的爱,借着圣灵把同情投射在这人里面,藉此,在路的尽头,他不能……什么也做不了,爱接管了,爱遇到了爱;然后至高的恩典开始做工,神借着至高的恩典恢复了这人的视力。瞧?

首先你必须进入那个思想。你对一个罪人必须这样做。许多人为罪人祷告。那没问题,但那不是赢得罪人的方式。赢得罪人是你的事。你赢得他不是借着为他祷告;你赢得他,是借着跟他交谈,把他介绍给基督。那是你的事。那是你的职责,就是借着跟他们交谈来赢得他们,借着神的道向他们投射神的爱,赢得罪人。
22

有人说:“我不去教会,但我肯定喜欢那妇人。我喜欢那个人。”瞧?因为你正在赢得他们。如果你呆在家里,只是为罪人祷告,从不去接触他们,能做的事就微乎其微,但你必须祷告,然后去。是的。去这样做。

呐,投射这爱。几天前,我在听一个见证:一个生产农耕机械的大制造商站在讲台上。哦,来自世界各地的商人坐在那里,这个生产农耕机械的商人站在讲台上。他站起来,说:“哦,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必须动手术。”我爱这人,他是我朋友罗伯茨弟兄的一个了不起的追随者。
他说:“当我发现我生病,得了结石病,肾结石,我刚好跟奥洛弟兄一起吃饭,奥洛弟兄站起来,说:’呐,弟兄,我看到你在痛苦之中,’他说:’我要为你祷告。’”
他说:“哦,赞美主。奥洛弟兄,我正要你那样说。奥洛走过来,按手在我的肾上,说:’我斥责这肾结石,马上离开这人。’当他祷告了,我就缓解了。过了不久,病又回来了。”
23

他说:“我又去见奥洛弟兄。他又祷告了,我得到了缓解。”但他又说:“每次病回来,都更严重了。”他说:“接下来我想到的是,”他说:“’如果我能下去见伯兰罕弟兄,能站在他面前,圣灵临到他,他会告诉我为什么奥洛弟兄为我祷告了,我却没有得到医治。’”

于是他出发了,来到路易斯安那州。我在那里聚会,在他面前站了二十分钟。圣灵不吭声,一句话也没说。我为他祷告,他说他感到好转,就下去了。后来他又去……紧张兴奋,从这处到那处。大家都为他祷告,为他祷告。他爱主,但最后到了一个地步,他被送到梅奥诊所。梅奥诊所检查了他,说:“你存活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了。它引起了感染。你整个身体都中毒了,得了尿毒症。”我忘了那些东西。他说:“你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
所以他说:“我接受这机会。”他说:“我祷告:’神啊,你知道我爱你,我去到你所有的仆人那里。’”他接受这机会,他们让他睡着。他说:“当我在病房醒来时,”他说:“病房里有一道光,神的荣耀在我周围,医生们很惊讶。他们进来说:’哦,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嗯,”他说:“我感到回家了。”那是什么?瞧,他把希望建造在:“如果说有任何事发生在我身上,我就去罗伯茨弟兄那里。如果那个失败了,我就去伯兰罕弟兄那里,”然而他爱主耶稣。
24

神必须让别的一切都失败,直到他躺在病床上,甚至医生说:“我们无能为力。”但当神的爱到了尽头时,至高的恩典进来接管了。每次他都会这样做。如果你的动机是对的,你的抉择是对的。如果你有神的爱,相信,向前走,什么也不怀疑,当看上去到了路的尽头,这时至高的恩典就接管了。

我看到它运行。在我自己的生命中,不是借着神学,不是借着某种的或其他人的经历。我今天很高兴我能从个人的经历来说,知道那是真理。我自己的经历,只要我们知道基督的爱庄严地安息在我们的心里,即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阴间所有的鬼魔也无法进到那里,甚至死亡都不能,如果你一直呆在那爱和信心里的话。这就像一个小婴孩。你看一个小婴孩……我这么说,是为了让小孩子也能明白。
25

凯利太太就坐在我们面前。当那个喝醉的士兵在外面撞上他们(我相信是),凯利被抱起来已经死了,他们把她放在医院,昏迷了。当一切都失败了,她……然而她心里有神的爱,她又醒过来了。那天我走进那里,在神的爱之后,至高的恩典投射了,今早她坐在这里,今天活在我们中间。瞧,是某件事发生了。

当你到了路的尽头,当你到了不能动的地步,这时就是神借着至高的恩典走进你所寻求之事的时候。你以一个幼儿、小婴孩为例。他们会抽筋、痉挛,会尖叫,叫喊,首先你知道,他们会屏住呼吸,你会看到妈妈把他抱起来,爱抚他,抛在空中,对他脸上吹气,不要管他。在我们的医学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孩子那样死了。他们不会死的。他只是发一通脾气,想要博取同情,想要人逗他,他只是发脾气;当他脾气发到一个地步,就屏住呼吸,再也走不下去了,这时本性就开始工作了,他放松了,又开始呼吸了。你抱他起来、尖叫、叫喊、吹气在他脸上,只会使他更糟糕。
我们从这教会去那教会,从这处去那处,从医治聚会到医治聚会,我们也是这样的。弟兄们!需要爱,开始往前行,直到你到了路的尽头。神必投射……当爱满溢,神就有责任帮助。当你到了路的尽头,人到了尽头,这时恩典就接管了。这么做是神的本性。我注意到这点,当我给某个……
26

原谅我讲一会儿这个个人的见证。你们看过那本书,那天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那个疯子跑上讲台,要杀死我。也许你们都在书上看到了这事。发生了什么事?神差遣我传讲福音。我正在那样做。几千人聚会。街上站满了人,里面有六千多人,外面下着倾盆大雨,人们站在那里。他们的心渴望、饥渴。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工场上,聚会华而不实。他们必须从会众中拉你过来等等,警察护送你进来。

我去了一个房间,在更衣室里带领两个年轻的警察归向基督,警察局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其中一位的母亲在前一个晚上得了医治,他们俩人在那里俯伏,我带领他们归向了主耶稣。
27

我走到台上传讲信心,突然,那天下午有个疯子在街上打了一个传道人,他从精神病院跑了出来,打断了那个传道人的锁骨,打断了他的下巴。这个疯子狂躁,要杀死传道人。他跑进来,想:“这是我的机会。”他跑上讲台,体重大约两百五十或两百六十磅,身高将近六英尺十英寸,双手来回挥舞,说:“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草中的蛇。”这就是的。神的聚会有次序,人们得了医治,几千人得救,还有传道人受到了启发。这场大复兴刚开始,开始在全世界爆发。汤米·欧斯本坐在上面(阿们!),他给基督赢得了成千上万的灵魂,坐在那里,他是牧养一个教会的,他的会众有八个或十个人在楼上观看。

那疯子跑向讲台,干扰主的聚会,他说:“你这个草中的蛇,你这个伪君子,冒充是神的仆人;我今晚告诉你你不是神的仆人。我要打断你瘦小身体里的每根骨头。”他跑上去,扬起他的大拳头,要打我。我转过身。传道人四散逃跑。他站着,吐唾沫在我脸上,说:“你这草中的蛇,我要让你看看你是个什么神的仆人,你这个骗子。”
28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抬头看他,突然,圣灵,别的东西……如果一个人吐口水在你脸上,你会怎么想呢?你里面要是有点脾气的话,你肯定会爆发的。肯定会的;两个警察走出来了,那两个警察手里拿着东西,要把这人打倒,把他拿下,但我不能让他们那样做。神为了那个必死的人将爱放在我心里了。

我想:“这不是那个人;是魔鬼让他处在那个情形里。那人可以是个正常的人,他想要爱,像其他男人一样生活,但是魔鬼那样得到他了。”爱开始涌向那个人,首先你知道,那人倒下了,摔倒在我的脚下。当神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就走进来接管了。每次都是那样做的。
29

不久前当……我以前可能告诉你们这事了。去年,现在是前年了,我正在院子里割草,想要给我的院子割草,割了一圈又一圈。我必须停下来换衣服,进去为某个人祷告,再出来。哦,我院子里的草长得老高。我还没来得及割前院的草,后院的草又长出来了,所以我……

一天,我在后院,用一台旧割草机在割草,一台动力割草机。我忘了角落里有个马蜂窝,我开着割草机撞上了那个窝。在后院我脱了衬衫,没穿衬衫。我用那割草机撞上了栅栏,没穿衬衫,一瞬间我就被马蜂包围了。你知道一大窝马蜂是什么。它们会螫死你的。那些大家伙嗡嗡叫……
哦,我想……刚开始的时候吓着我了。但突然间,有件事开始发生。我平静下来了,那些马蜂在周围嗡嗡叫。呐,这听起来像小孩子,听起来幼稚,但我为之站住的天上的神知道这是不是事实……
30

我不是试图打、拍、击打那些马蜂,而是有某种敬虔的爱临到我,我想:“可怜的家伙,你有权筑一个窝。那是神造你保护自己的方式,我打搅了你,对不起,我打搅了你。如果我可以再做一遍,我不会打搅你。我不是有意要打搅你,但是,”我说:“我是主的仆人,他生病的孩子让我为他们祷告,我必须快点割草。现在,你们这些神的造物,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到你们的窝里。我不打搅你们了。”

那是什么?我本来会被螫死了。但在神的爱中,带着一颗顺服的心,爱被投射了出来,接着至高的恩典就接管了。什么能告诉那些马蜂,说话……每只马蜂都绕了一圈,像军人一样排成一排,径直回到了它们的窝里。
那是什么?我不能对马蜂说话。我没法跟它们说话。我怎么能让它们不螫我呢?我到了尽头;但我有爱。神将爱赐给那些马蜂,我用我的声音对它们说话,圣灵和至高的恩典就引导那些马蜂回到它们的窝里。
31

在离这儿不远的路上,一天在亨利维尔的格恩西,这头老公牛在那里的布鲁克农场顶死了一个黑人,顶死了一个黑人。又差点以同样的方式顶死那个韦斯特的男孩。后来他们把那头牛放到了农场上。我不知道。我正在巡逻,本该带一把枪,但我没带。

一天从那里穿过,我要过去为某个生病的人祷告。我穿过那块田,没想到那头公牛在那田里。我走到田中间,发生了什么事?首先你知道,在那片草丛中,这头巨大的斗牛,角有那么长,它怒吼一声站了起来。我知道他是杀手。我回头看,我离栅栏太远了,大约有两百码;它站在离我不到三、四十码的地方。它站在那里,双角朝下,发出吼声。我没带枪,没有树可以爬上去,又无法回到栅栏那里。
我想:“哦,这下完了。比尔·伯兰罕,你到头了,要殉道,被牛顶死在田里了。”我站在那里,但突然间,有样东西降到我的心里,是神的荣耀。当时有东西进入我心里。我想,“是我搅扰了那头可怜的动物;不是那头可怜的动物,而是魔鬼使它那样做。”
32

我只知道一样东西。就是这里,我要你们仔细听。只有一样东西能胜过魔鬼,就是纯洁的神的爱。爱能胜过一切。神爱世人……他们胜过罪的问题;胜过疾病的问题;胜过教会里的冷漠;胜过一切不义、要被胜过的东西。只要你让它做,它就会做。

朋友,这头巨大动物向我冲来,我不是恨那动物,迈克弟兄,我爱它。我想:“你是神的造物。除了神,还有谁能创造你呢?你正安静地躺在那里,我踏上你的领土,田里到处都插着牌子,而我根本没有想,就照着我平时的路线穿过来,要去为一个生病的人祷告。”我看见那头公牛过来,它的头那样摆动,向我冲来,要杀死我,我知道的。但神的爱开始临到。我想:“可怜的造物。哑巴畜生不知道好坏。你躺在那里,我打搅了你。呐,我是神的仆人,你是神的造物。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去躺下,因为我在路上,去为神一个生病的孩子祷告。去吧,”我说:“躺下,”那头公牛拼命地向我冲来。我没有惧怕。我一点惧怕也没有,就像我跟坐在这里的内维尔弟兄在一起一样。我心里只有神圣敬畏的爱。
33

这做了什么?创造了一个气氛。当那头公牛冲进那个气氛中,离我不到十英尺的时候,公牛停住了,伸出双脚,看上去像被打败了一样,脸上带着最温柔的表情,转过身,往另一边走了。我从不到五英尺的地方走过去。

那是什么?当神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就在那个时候接管了。那是能阻止狮子向但以理跑来的同一位神,当它们来带着……年老的但以理站在那里,包裹在神的爱里。狮子走回去,躺下。平静下来。我告诉你,我的弟兄,当神能将你包在神的爱里,谷中就有平安给你了。
34

不久前,我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上来,坐飞机回家。我们在那里有一场聚会,路上遇到暴风雨,飞机被迫在孟菲斯着陆。当我在孟菲斯时,他们让我入住那里的皮博迪酒店,哦,很豪华的地方。我有点不适应。那天晚上我住在那里,呆了一个晚上。

他们第二天早上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牧师?”
我说:“是的。”
他说:“七点整有豪华轿车来接你。飞机七点半起飞。”
我说:“谢谢你,先生。”挂了电话。我起来,祷告,心想:“哦,我可能还有时间跑去邮局。”拿了我昨晚回的几封信,起来,走上街,在街上边走边唱:
心里火热侍奉主的人到处都有,
带着五旬节降临的火,已被清洗洁净,
哦,我心里燃烧起这火,荣耀归主名!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他们中一个。
35

我手里拿着一叠信走在街上,向邮局走去,我觉得有点奇怪。你知道我在讲什么,是吗?就像一切都安顿了……哦,何等的感受!我想:“哦,这奇不奇妙?”

呐,道格过去常唱一首短歌:“让我与天上鸽子同行,我道路每天充满爱。”我过去常想到这首歌,这爱开始额外地浇灌。我们有爱,但我们需要丰富的爱,满溢的爱。你说:“哦,我爱罪人。”但是,弟兄姐妹,你爱他们爱到出去,跟他们交谈,柔声细语,使他们归向基督吗?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说:“我爱主。”但当医生摇头时,你能信靠主吗?当其它一切都离去时,你能信靠主吗?你需要满溢的爱的洗礼,神的爱。当你祷告,你的祷告似乎没有蒙应允时,你仍然爱主吗?有没有东西一直净化你?那是神至高的恩典必须接管。必须是。那是神的本性。除了那样做,神不可能做别的。
36

当神看到这世界的罪,看到人没有希望地死去,不能得救,然而他知道人会爱他,这驱使神,证实他的本性。神的本性就是爱。神就是爱,这驱使着神的本性,直到他必须给那些想要逃脱的人预备一条逃脱的路。他差遣他的儿子到世上,照着罪身的样式被造,来把我们的罪和疾病背到各各他去。神做了这事。

神的爱出去,呼求至高的恩典。神从未说:“如果你这样做……如果你做这事,我就做那事。”神没有任何条件地差遣他的儿子替你死,解决罪的问题。你对此怎么想,没有任何关系。无论如何神做了。阿们!神的爱,被驱使,至高的恩典必须接管。事情就是这样,当神的爱落在正确的位置上。
37

仔细听。那个晚上,我下了飞机,哦,是我出了酒店,开始走在街上。我边走边唱。突然,有东西开始浇灌在我身上,一阵大爱。我想:“哦,巴不得我能……哦,我相信我的感受,巴不得我能看到某个要祷告的人。”你的感受就是那样。你心里有东西浇灌。那天……我要再停一下。

那天小撒拉病了。我们出发时,哦,天太热了,我每晚都睡得很迟,大约睡两个小时。从世界不同地方来的代表,我必须见这个、那个,祷告,一天传讲三次。哦,累坏了。我又去,然后出去,有……开几英里出城。我本该一大早到达那里,不得不躺在路边睡觉。躺下几分钟,起来,再走。我实在睁不开眼睛,努力赶路,穿越内布拉斯加炽热的沙漠,去这妇人那里。
穿过那里,我想……哦,小撒拉恶心呕吐。可怜的家伙呕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她呕得太厉害了,我们不得不停下车,她面色苍白。我疲惫不堪。我想:“神啊,这情形太糟糕了。神啊,瞧这里。我开不了车,太累了,一直跟你的子民在外面,竭尽全力,小撒拉呕得这么厉害。”哦,我们去……
38

我走过去,按手在她头上,说:“亲爱的天父,你赐给我这个孩子。这是你的,我只是养育她。”我按手在她头上。有东西开始在我心里运行。这样呕吐就结束了。从那天到现在,她从未再呕吐过一次。

第二天,百加好像得了病毒一样开始恶心,呕吐。小家伙整夜呕吐。第二天美达说:“我们要让她们吃佩托比斯摩。”倒了一勺给她服用。小家伙就呕出来了。我们进入了提顿山脉。当我们出了炎热的地区,开始上去,她想要看美丽的山脉。她不能看,呕得太厉害了。
我说:“亲爱的,瞧这里。我想要拿……爸爸想要给你拍照,这样我们就能在那里看山脉。”
她说:“哦,爸爸,我觉得我要死了。”于是我们又给她服了佩托比斯摩。那天早上我们献上祷告。
我说:“主啊,求你怜悯。”哦,没有用。上了那里,我扶她出来。我说:“亲爱的,出来,到新鲜的空气中。”寒冷,她穿着一件小夹克,地上覆盖着雪。我下了车,她也想下车。她说:“是的,爸爸。”[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水就从她口里涌出来。我看到她的眼睛都陷进去了,嘴巴周围苍白极了。我走到那里,举目望山。我说:“我要向山举目,我的帮助从何而来?我的帮助从耶和华而来。”[诗121:1-2]突然间,有东西开始在我里面清洗。哦,我真希望我能一直有这东西。我走到车旁边,打开门,说:“亲爱的,看爸爸。”哦,呕吐就解决了。五分钟后,她就到处跑,跟撒拉玩。那是什么?当神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就接管了,必须接管。
39

回到我的故事上,那天早上在街上,走在孟菲斯。走在孟菲斯的街上,我正在向主唱歌,突然有声音说:“停住。”我停住。突然,它说:“转过身,回到另一个方向。”哦,那是朝河边走。

我想:“哦。”我走过一段路。我想:“哦,那只是我自己。”你知道,你自己的感动,你知道,许多时候,许多时候人们犯了错,就是因为他跟着自己的感动,而不是跟随神的带领。所以我继续走。我想:“那只是我自己的感觉。”哦,我越往前走,这感觉就越厉害。我走到边上,打量着摆在那里的钓鱼器具。我想,我做得像路过的人。我看着这些钓鱼的器具,当我单独……被叫,离开人行道,离开一群等候交通灯转换的人。我说:“仁慈的天父,你想要我做什么?那是你在我心里运行吗?我感到我里面在爆炸。有些东西在涌出来。”
有声音说:“转过身,往回走。”
我说:“去哪里?”
他说:“转过身,往回走。”
40

去哪里没有任何关系;只管继续走。我转过身,开始沿着街往回走。我走着,看着手表,它仍然催促我。时间过了。又往前走了一点,时间过了,将近八点,我想:“哦,哦。”我沿路而下,已经走到了黑人住宅区所在的地方,那里有很多黑人住宅,沿路而下。

我走到那里。早春太阳升得很高,云都消失了。我想:“哦,我错过了我的飞机,我错过了我的飞机。”但我想:“神啊,即使我错过了飞机,也没关系,只要你……主啊,你带领我去哪里?我不知道你领我去哪里。我要去哪里呢?”不关我的事,只管继续走。
41

我就继续走;不久,我看到一扇像这样的门上靠着个典型的杰迈玛大婶,靠在门口,肥胖的大脸颊,头上像这样裹着一件男人的衬衫,系在后面。我正像那样走着,向她走过去,泪水像那样沿着她肥胖的大脸颊往下流。她看着我,说:“早上好,牧师。”

我说:“大妈,早上好。”
她咧嘴而笑,看着我,噙着泪水。我想:“她叫我牧师。”他们在南方就是那样称呼传道人的,你知道。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个牧师呢?”
她说:“我知道你要来。”
“什么?”
她说:“我知道你要来。”
我说:“我不明白,大婶,你能告诉我吗?”
她说:“你知道。你读过书念妇人的那个故事吗?她没有孩子,求主赐给她一个孩子,以利沙来了,给她祝福,她就得了孩子。”
我说:“是的,大妈,我记得这故事。”
她说:“我就是那样的妇人。我没有孩子,我向主祷告,我告诉主说,如果他赐福我,赐给我一个孩子,我会为主抚养孩子。主给了我一个孩子,我在洗衣板上洗衣服(旁边有个地方),我在洗衣板上洗衣服,抚养这孩子。”
42

她说:“当他长大了,牧师,他选择了错误的道路,他跟错误的伙伴出去,他躺在这里快死了。前天他昏迷了,医生来这里,说他不能为他做什么了。他们给他打了606,撒尔佛散和其它的一切,汞和青霉素。没有一样……”性病,梅毒。他心脏的瓣膜……她说:“对他无能为力了。他躺在这里快死了。主啊,我不想看到我的孩子那样死去。如果我能听到他说他得救了就好。我祷告,祷告了两个晚上。今早大约三点,我屈膝跪着,主让我睡了。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穿着浅色西装走来,戴着一顶小帽子,一顶西部帽子戴在头的一边。”妇人说:“主啊,我是那个妇人,但你的以利沙在哪里呢?”

她说:“来了……我从床上起来,就一直站在这里等你。”
43

我正是那样穿戴的。哦,弟兄,当神的爱投射时……那妇人的孩子,将近一百八十磅,却仍是她的宝贝,躺着,要在羞耻中死去。不管他多么丢脸,都是她的宝贝。她爱孩子。那是一位母亲的爱。不管他带来了多大的羞耻,母亲仍然爱他。

如果你不能忘记你的孩子,不管他做了什么,神更不能忘记你。他说:“你们的名字铭刻在我的手掌上。母亲可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我却永不忘记你。”[赛49:15]不管你做了什么,不管你走得有多远,陷得多深,神仍然爱你。神爱你;让那爱继续前进。不要让它落空。
44

接着她说,她说:“我怎么能不这样做呢?”她说:“牧师,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来了。当我看着街上,看见那浅色的西服和你歪戴着的那顶小帽子,圣灵对我说:’就是他。’”她说:“你可以进来吗?”

我想:“神啊。”我想:“可能这是你带领我去的地方。这是我该来的原因。我不知道。”我打开门,门上有一根链子和犁头铁。我不知道你们见没见过一个。我打开小门,走进去。
45

弟兄,我到过君王的宫殿;我到过世上最富足的家里;我到过某个千万富翁价值两千八百万美元的家里。我走在他们的地毯上,从这边到那边都是绳绒织的,我都可以躺在地毯上舒服地睡觉。房子太漂亮了。但这个人家里地板上甚至没有地毯,一张旧铁架床放在那里。哦,一床旧毯子拉过来,盖在这男孩身上,门上有个牌子,写着:“神祝福我们的家。”我知道我是在基督徒的家里;我知道我是在某个做出祷告的地方,墙上没有美女照片,没有粗俗的图片,但圣经打开了,放在旧的大理石桌面上。一个高大的男孩躺在床上,手里拿着毯子,发出:“嗯嗯,嗯嗯。”[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

我想:“哦。”摸摸他的脚,僵硬冰冷。死亡在男孩身上。
他继续说:“哦,太黑了,太黑了。”
我说:“他在讲什么呢?”
妇人说:“牧师,他以为自己在大海上迷路了很多天。他不知道要去哪里。我心里在受苦,他要走了,在海上迷路了,不知道要去哪里。牧师,我祷告了,做了一切的事,做了一切的事。我不想要他失丧,牧师。这是为什么我祷告。”
46

我说:“大婶,这个孩子是什么病?”

她说:“是性病。医生说他快死了,无能为力了。他昏迷了,在海上迷路两天了。”她说:“你肯为他祷告吗?”
我说:“大婶,我叫伯兰罕。你曾听说过我吗?”
她说:“没有,先生。我想我从未听过,牧师。”
我说:“哦,我要告诉你一个故事。”我说:“我的事工是为病人祷告。”
她说:“是吗?”
我说:“是的,”我说,告诉她有关飞机降落等等的事。
她说:“真的吗,牧师?”
我说:“是的。”
她说:“哦,我知道主不会让我失望的。”
我说:“大婶,你献上祷告。”她跪下去,你谈到一个祷告。哦,弟兄,那个老妇人可以抓住神,她在那里祷告,直到泪水从眼里流出来。
我抬头看,男孩仍在“嗯嗯”。
我说:“呐,大婶,我要祷告。你跟我一起来。”我按手在男孩的脚上,说:“天父,据我所知,我的飞机已经起飞了,这男孩的母亲为她的孩子哭求,据我所知,这是你带领我去的地方。我祈求你怜悯他。”
47

就在那个时候,我听见男孩说:“妈妈,哦,妈妈。”

妇人站起来,擦去眼泪。她说:“是的,亲爱的,妈妈的宝贝感觉好点了吗?”开始拍他的头。
他说:“妈妈,房间里亮起来了;房间里亮起来了。”至高的爱,神的心投射至高的爱。至高的恩典必须在自己的位置上应允。
我想,那个可怜的母亲带着祷告和这一切持守神,后来发生了什么?神因着他的恩典,神因着他的怜悯,将飞机从天上拉下来,把它按在地上,来回应那个贫穷、无知的黑人妇女的祷告。当神的爱投射时,不管妇人多么穷,多么黑,或多么黄,当神的恩典投射时,至高的恩典必须接管。那个老母亲的爱,她怎样哭求。
48

男孩几年……大约两年后,我下去,坐火车下去。我下了车,上去买汉堡。在飞机、火车上,一个汉堡他们大约要七、八毛钱,我在小摊上大约两毛钱就可以买到。我下了火车,走下去。那里有个戴红帽的,说:“喂,伯兰罕牧师。”

我四处观看,说:“早上好,孩子。”
他走过来,说:“你不认识我吗?”
我说:“我想我不认识。”
他说:“你记得大约几年前你下去为我和我妈妈祷告。”
我说:“你就是那男孩子吗?”
他说:“是的,伯兰罕牧师。我不但得医治了,现在还得救了。我是个基督徒。”
至高的恩典。是的,先生,弟兄。我告诉你们,当恩典……当神看到爱投射时,恩典就必须接管。
49

几个星期前在我家里,你们记得。你们许多人知道那只老负鼠躺在那对面。这里有个年轻的女孩淹死自己的婴孩;神给她一个婴孩,她不想抚养孩子,把孩子裹在毯子里,在外面扔掉,淹死在河里。我说:“那个母亲比狗还更下贱。动物都不会那样做。”神至高的爱可以向一只动物投射,更何况向一个男人女人投射呢?是的。

这只母负鼠走上那个巷子。你们知道那故事,它怎么进来,在我的台阶上躺了二十四个小时,我对此根本不知道。伍德弟兄他们坐在后面,伍德姐妹很可怜这个动物,说:“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让它受苦,那些可怜的幼仔吃它的奶,它躺在那里死了。伯兰罕弟兄,为什么你不杀掉它们或杀死母负鼠呢?”
负鼠没有完全死。它是……你可以捅它,它会动一下。整个晚上它都躺在那里。
50

第二天,小百加出来,她说:“爸爸。”哦,当时大约早上天亮的时候。她说:“爸爸,你要怎么处理那只负鼠呢?我整个晚上都想着它。”

我说:“我也是,百加。”我走进房间,说:“回去,上床去,亲爱的。你起得太早了。”我坐在书房里,心想:“哦,”开始搓前额。我想我必须对那只老负鼠做点什么。我不知道要做什么。
后来我听见一个声音,甚至我根本没有期待有声音。那天早上那些苹果为了霍尔弟兄出现在那里,他癌症得了医治,病痛得了医治,我当时就坐在书房里。我听见一个声音说:“我打发它来你这里。它像个女士一样躺了二十四个小时,等候她接受祷告的时间,你却从未对我说一句有关它的话。”
我说:“哦,我根本不知道。”我说:“哦,你是指你……你打发那只老负鼠来这里?”我想:“我出了什么问题?我自言自语吗?”我发现自己在向主回话。
51

我走出去,百加仍在那里往门外观看。我走到那只老负鼠所在的地方,它身上满了露水和别的东西。我说:“天父,如果你打发这只可怜无知的负鼠,如果你打发它来这里,不知怎么的,你把对它的爱放在我心里,它是一个母亲,我不忍心杀死它,不能杀死它的幼仔。至高的恩典把它带来这里,教人一个功课,叫他们应该知道。神啊,我奉基督的名求你医治它。”

那只老负鼠的腿肿胀,满了蛆虫,拖在后面,肿得两倍大,它靠那条腿站起来,把那些幼仔捡进袋子里,跟正常的动物一样走了,它还转过身来,仿佛说:“谢谢你,仁慈的先生。”据我所知,它们今天跟幼仔们快乐地活着。为什么?当神的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便接管了。
52

我的弟兄姐妹,你的生命里只有一件事要做:那就是全心、全魂、全力、全意地爱主你的神,相信他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理。当你到了路的尽头,再也走不下去了,这时神至高的恩典就会投射出来。我还可以讲,当梅奥弟兄诊所放弃了我,我躺在那边,坐在那里的走廊边上,考克斯弟兄坐在我旁边。我想要知道是什么……我甚至再也忍受不了,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