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805 教会及其境况

1

一个得了非常罕见疾病的孩子,今早要在祷告中特别蒙记念,我们肯定想要大家都那么做。医生甚至不懂,给出了某个名字,但我想他们刚为它搞出了一个名字,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基督知道那是什么。我能告诉你那是什么,是魔鬼(没错。),魔鬼。他们想要给它什么名字,取决于他们。但它的本质就是,它是一个恶鬼。现在我们大家一起再唱一遍,“只要相信。”大家都唱出来。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主必垂听。现在让我们低头为女孩祷告。
我们的天父,似乎我心里就是摆脱不了:小女孩在那里快死了,她是某个人的小宝贝,是你的创造物,撒但正在抢夺她幼小的性命。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拦住死亡的手,赶退那仇敌。主啊,你能使红海在两边立成垒,让你的产业-以色列人安全地走过红海,进入应许之地。神啊,我们今天祈求你挪开一切障碍,让这孩子活着。这件事被交给我们祷告了。作为一群相信你的人,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这孩子的医治。阿们!
今天,我是带着感激的心奉主耶稣的名又来到你们这里。我从路易斯安那州回到家有点早。我本以为如果我在星期天以前回到这里,就能上主日学。那里天气热得可怕,我们……今早这里温暖、凉快,跟路易斯安那不同。在路易斯安那,你决不可能像这样不拿扇子就坐在房间里;那里有空调,不然你会晕倒。
我来这里可以休息一两天,然后下星期动身去北部萨斯喀彻温省,那是在阿尔伯特王子市上面。路一直通到世界的另一头。他们一路走过世界,再也没有路了,只有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在我们这次去的内陆地区。所以我们……许多人会从加拿大各处来参加这场聚会。他们一些人会从西海岸直接过去。我当然渴望你们大家的祷告,神必与我们相会,为了他的荣耀赐给我们一场丰丰富富的大聚会。自从我到加拿大已经有将近四、五年了。我有一些相当忠诚的朋友在那里,是非常好的人。
他们非常忠诚地去教会。不管天多冷,他们会裹在毯子里,坐在雪橇上,赶着马走三十英里去教会。他们会越过雪堆和别的东西,无论老幼,他们都聚在一起。一家人聚在一起,他们就开始走,去教会。是他们所做的牺牲使他们从聚会中得到那么多的东西。没有牺牲,聚会就没有多少东西。你必须真正下决心,做一件真正触动人心的事,必须放下一些事,停止工作,做这做那,才能去教会,向神表明你爱他,你做出了牺牲才能去聚会;那就是你从聚会中得到东西的时候。
就像我的孩子。比利·保罗,我想我会……我是孩子的时候没得到什么东西。妈妈可能会得到一包糖果,她会数算一下,每人两三粒。也许圣诞节我们会得到一个小喇叭,或一支玩具枪什么的。我看到其他的孩子有雪橇、自行车等等,漂亮衣服和暖和的夹克。这让我感到非常糟糕,我说:“如果我有自己的孩子,我会尽我所能地为他们做一切的事。”哦,我愿意挨饿,也让我的孩子有东西吃。当我生活……当比利还是小孩子时,我会给他买一辆小三轮车,给他买一切。美达会尽力牺牲,不买衣服等等,给他买一些东西。但你知道我们开始发现了什么事吗?我给他买了一辆小三轮车、小的弓箭等等。我却发现他拿着勺子或棍子去到后院里的某个地方,挖土。瞧?我说:“我下次不会这样做了。”瞧?你把所有的东西都交在某个人的手里,而他们并不想要它。是你必须要牺牲才能换来的东西。
救恩也是这样。它是完全的牺牲。是的,罗伊弟兄。瞧?它是你必须天天做出的牺牲,亲近神,做一件事。我知道今早坐在这炎热的房子里,对你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牺牲。当我们坐在这里时,让我们牢记给人类所做出的最大的牺牲,就是耶稣基督,他被吩咐来到地上,替我们受死。不但如此,他的魂下到阴间,在那里三天三夜,第三天他复活,现在升上了高天,坐在天上神的右边,为我们所承认他为我们预备的赎罪祭和恩典而代求。
呐,在我们所要上去的地方,有许多很穷很穷的人,要卖掉他们的一头奶牛、两三只绵羊什么的,才能来聚会。老爱斯基摩人也许拿出一些皮子来卖掉,他真的想要他的家人出来。印第安商人也必须做同样的事。呐,我们至少可以为那些人祷告,是吗?我们祈求神赐给他们大的事。
呐,天气炎热。我不想留你们太久。在我们为病人祷告前,今早我要我们的心思专注于“教会及其境况”。呐,我感到几天前一个要讲给教会的信息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赐给我了,我相信是教会的境况。我们今早要跟神一起来面对这信息,祷告并祈求神来帮助我们。我不打算走同样的路,乃是求神在我们所生活的日子里帮助我们。就在之前……这是伟大古老的圣经,但里面有永生的内容。
记住,道就是神。神不能超越他的话。我们也不能超越我们的话,如果我们做了……当然,你我在不同的立场或感官里,因为我们可以……我们可以说:“哦,我要做某件事。”我们心里是那个意思,但环境可以兴起,我们不能做我们说过要做的事。但神不可能那样,因为他是无限的,他知道一切,一切过去的事,将来的事或……所以他不可能做出一个声明,除非他能支持那声明。
亚伯拉罕,他一百岁的时候,称无仿佛为有。我这样说是鼓励那些要接受祷告的人、病人。亚伯拉罕称无仿佛为有,以为做出应许的神能做成,或是持守他所应许的事。呐,当神告诉亚伯拉罕时,他七十五岁,撒拉六十五岁,说他们会有一个孩子,嗯,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他相信这话,仰望那孩子,在孩子到来前的二十五年就当那孩子已经在那里一样。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时,孩子出生了,因为他相信神。他称无仿佛为有。
呐,对要接受祷告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也是这样。不管你的病是什么,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病,多么严重,当你接受基督和他的道时,你就称那些东西仿佛无有,如果它们违背了神的道。呐,神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雅5:15]哦,如果神那样说了,问题就解决了。然后让我们的心思、盼望和行为就好像事情已经成就了一样。当我们接受时,事就已经成了。
救恩也是一样。我们相信,接受,心里相信,走到神面前,接受基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接受他。如果今早你在这里,是个罪人,没有得救,你想要得医治,你病了,先寻求主,接受他作你的救主,然后那病就会解决。不管是什么,只要把你全部的思想(你拥有的一切)放在这位基督耶稣身上,其它的一切都会好的。
现在你们要牢记这点,因为我说这些话是为了那些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所以我今早要讲教会及境况。因为我感到虽然神的医治了不起,但当我在什里夫波特时,我在那里十一天当中只有大约三场医治聚会,三场,也许至多四场。向人的魂传道比花很多时间在神的医治上更重要。虽然人们病了、有需要,神能医治他们。已经在全世界印证了神医治疾病。但首要的是对那些永远不死的魂。身体会死;但魂永远不死,我们必须持守那个准则,跟神和好。
我经常这样说。我想要一切事都解决,因为那天早上当我走下河时,我不想要在那里有任何麻烦。我想要手里拿着票,等候我的名字。克里奇弟兄,我想要像古时的保罗一样说,“我认识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当主从死人中间呼叫时,我要从尘土中出来。我想要认识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
呐,他是这本书的作者,让我们向他低头俯伏一会儿。
神,我们的父,我们现在来到你面前,祈求你向我们打开你的道。我们可以翻开书页,但只有圣灵能打开这道。父啊,今早向我们打开它,将你丰丰富富的恩典赐给我们。我们等候你。愿圣灵进入这道中,借着人的嘴唇把道分发给人的心,愿圣灵拿起道,照我们所需要的放在每一颗心里。当聚会结束,我们准备回家,我们要谦卑地低头,为我们从你所学的一切和你给我们做的事将感谢和赞美归给你。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翻到《约翰福音》1章,读神的道,你们有圣经的,跟我一起读,或记下来作一个主题。我们从神的道中来读这主题,然后祷告,求圣灵从这道中取出上下文赐给我们。我们可以读这道,我们能读的人都可以读,但只有神能带出上下文。我们可以读主题,因为它是神的道,但上下文必须由神赐下。呐,在《约翰福音》1章,我们从28节读起,一直读到32节。
28这是在约但河外伯大巴喇,约翰施浸的地方作的见证。29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界罪孽的。30这就是我曾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却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来在我以前。’31我先前不认识他,但为要叫他显明给以色列人,我就来用水施浸。”32约翰又作见证说:我曾看见圣灵,仿佛一只鸽子从天降下,住在他的身上。
我想再读一遍最后那节,32节。
32约翰又作见证说:我曾看见圣灵,仿佛一只鸽子从天降下,住在他的身上。
呐,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这道。我想要你们尽可能领悟每一个字。你们后面的能听得见吗?好的,你们后面的能听见我吗?如果能,请举手。很好。
呐,今早我想用比喻对你们讲,以这里大多数不是教会人士的人也能明白的方式讲。呐,我们来教会是要使自己变得更好。我们来,要使自己成为更好的人、更好的基督徒、更好的公民、更好的父亲、更好的母亲、更好的邻居。我们来,因为基督已经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来,奉他的名求任何事,无论我们在哪里聚会,只要有两三个人,他就与我们同在,应允我们。今天对我们来说,还有什么比知道我们在教会里改善自己、拓宽自己的知识更多更好的事呢?多少人愿意说:“那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们看看。“我想要更好的知识。”我们不能……我们不可能有更好的知识,除非……
如果我们要有神的知识,它就必须来自神的道,因为神赐给我们喂养我们饥渴的魂的东西就是这道。圣灵被差遣,拿起神的道,用道喂养我们。你明白吗?瞧,我们……圣灵从神那里差来,拿起神的道,照我们所需要的将道赐给我们。呐,我很高兴神像那样做出了预备(不是吗?),他要喂养我们。
我们是主草场上的绵羊。我们要讲一下这个:绵羊。我们是……神的三重属性,当他能完全掌管我们时,他就能带领我们和引导我们。
呐,这样做会大大地蒙神喜悦;当神差耶稣到地上时,神喜悦用一只动物来代表他,这动物就是绵羊羔。追溯到起初在伊甸园的时候,为了预示耶稣的到来,神以一只羊羔为祭牲,作为替代物,预示基督的到来。呐,我常常纳闷,神为何要用一只动物或牲畜来预示基督呢?但后来我们发现,神之所以选择羊羔,是因为羊羔是地上所有造物中最柔和温顺的。一只小羊羔如此清白无辜,无法靠自己存活,毫不傲慢,没有一种动物比它更柔和温顺的。羊羔是一种柔和温顺的造物,当神要向世人表达基督时,就用羊羔来代表他。
呐,但当神,父神,耶和华,要在天上代表自己时,他就用天上飞的一切鸟中最温柔谦和的鸟来代表自己:那就是鸽子。没有比鸽子更温柔的鸟。我深入地研究了鸟的生活和野生动物,鸽子是很古怪的鸟,有别于天上飞的其它鸟。鸽子是个佳偶;鸽子温柔。鸽子没有胆汁;它是鸟类中唯一没有胆汁的鸟。那是你在麦粒和稻谷附近以外的其它地方永远看不到鸽子的原因。
呐,方舟里有鸽子。在圣经的许多地方,鸽子都被描写成圣灵的象征。在圣经的许多地方,羊羔也被描写成基督,在《启示录》,一路到《创世记》,鸽子也是如此。
在《创世记》中,鸽子在方舟里,跟空中的其它飞鸟一同落在栖木上,其中之一是大乌鸦,乌鸦。乌鸦是地上最卑鄙的鸟之一:我想乌鸦和松鸦是我们所能找到的最卑鄙的鸟。乌鸦是寿命很长的鸟,他们宣称它有时候能活两三百年,乌鸦……鹦鹉活得比它更长。
但鸽子是没有胆汁的动物,或鸟。呐,乌鸦可以落在地上吃死的尸体。你永远看不到鸽子会在死去的尸体周围。它受不了。尸体的臭气进入它的鼻子里,它受不了;那臭气使它作呕。它们实在无法忍受任何变质、腐烂的东西。它们无法忍受,所以鸽子不可能吃它。如果鸽子吃它,马上就会杀死鸽子,因为消化食物的是胆汁,流入胃里,消化食物。如果没有胆汁进入胃里消化这食物,它就会杀死鸽子。所以你总是发现鸽子在清洁东西、健康东西的周围。
呐,乌鸦不一样。呐,所有的……注意,乌鸦是伪君子的预表。乌鸦可以落在死的尸体上,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又飞到田里,也吃麦子。但鸽子不能吃了麦子,又飞到死的尸体上。
一个伪君子,一个人可以是伪君子,然后也吃属灵的东西,吃好东西和坏东西。但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无法容忍错误的东西,只能吃好东西。注意。当你看到一个人去跳舞,出去喝酒,出去生活在罪中,又回到教会,像圣徒一样叫喊,他的本质还是个食腐动物;他既可以吃腐烂的东西又吃好东西。但真基督徒再也不能容忍那些东西,因为他已经出死入生了。想到那些事,马上就会谴责他,谴责他以至他转过脸走开。哦,何等的图画!
呐,绵羊羔是非常温柔的小家伙。它不……它无能为力。它不能靠自己生存,因为它无能为力。不久前我经过我过去巡查的牧场,发现了一只小羊羔,不知怎么的,所有的羊都离开了它,它被缠在一堆有倒刺的电线里。可怜的家伙躺在那里,流着血,咩咩叫。我经过,看见在上面大约半英里远有一群绵羊。呐,羊羔躺在那里,如果我们不把它解救出来,很快乌鸦就会啄掉它的眼睛。我解开这小家伙,把它抱在怀里。它从未拒绝,很安静地躺着。我把它抱在怀里。也许是第一次有人按手在它身上,但它是温柔的,它愿意受带领,愿意受帮助。我希望你看到这点。它不愿意抵制,或踢啊咬啊。羊羔不踢,不咬,只是谦卑自己。这个小家伙,我把它抱起来,放在其它的绵羊中间。几分钟后,它的妈妈找到了它,它多高兴啊!呐,那预表了神的羔羊。
你知道,他们去的宰杀绵羊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领绵羊上去屠宰场吗?是山羊。但山羊会把绵羊领上屠宰场的斜道,然后就在它把绵羊领上斜道的时候,跳出去。但是,哦,人们说,当它们要杀山羊时,它踢得非常厉害。瞧?
魔鬼就是这样做的。他想方设法把神的儿女领进最卑鄙的地方,但当到了他要死的时候,他就踢得非常厉害。魔鬼就是这样做的。有时候,某个样子奇特的女孩或某个带着一包烟、一瓶威士忌的顽皮男孩,把一个小女孩或某人羊圈里的羊羔领到了错误中,也是这样。“哦,没关系。那些假正经的教会人物没什么。”但要是让死亡临到那男孩一次,你在整个地区都能听到他在哭嚎喊叫。魔鬼就是这样做的。
但绵羊羔是非常温柔的,可以被带领。那就是神用羔羊代表基督、用鸽子代表自己的原因。约翰在约旦河给耶稣施洗的那天,曾经发生的最伟大的事件之一,在那里发生了。注意,太美了!羔羊,地上所有创造物中最温柔的;鸽子,天上飞鸟中最温柔的,呐,那是他们能联合的唯一方式。那是鸽子能落在羔羊身上的唯一方式。呐,当鸽子落下来时,约翰看见了耶稣,他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说:“我曾作见证,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落下来,住在他的身上。”哈利路亚!就是这样。鸽子和羔羊联合在一起。那是神与人成为一的时候;那是天地彼此拥抱的时候。哈利路亚!那是神成为肉身的时候;那是神从灵的样式降下来,成为一个人,住在我们中间的时候。那是整个永恒互相拥抱的时候;那是亚当堕落的族类和耶和华神与每一个天使聚集的时候,在约翰给耶稣施洗的那个伟大纪念的日子,是神与人成为一的时候。呐,如果他们是一只狼,会怎么样呢?甜美、柔声细语的鸽子决不能站在狼的旁边。
有什么比黄昏时听一只鸽子落在那里柔声细语一会儿更美呢?当我失去妻子、婴孩之后……我不愿让任何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常坐在我的旧车里,在路上驾驶,去到胡桃脊墓地,站在一棵树旁,俯看坟墓。我实在放不下她们。似乎我无法忍受下去了。我想,我八个月大的婴孩躺在那里。她过去常举着手,向我伸过来,我会向她嘟嘴巴或说什么话,她就会“咯咯”笑,伸出小手。我坐在一棵树旁,特别是当到了晚上的时候。常有一只鸽子落在灌木上;它会发出咕咕声。哦!我曾想知道那是不是我婴孩不死的魂回来,想要对我说话。没有比那鸽子的咕咕声更甜美的东西,它太可爱了。它带来好情绪,竭力要带来和平。一大早起来,去到离我住的地方很近的灌木丛里,在那里聆听是何等平安的情形啊:那些鸽子落在那棵高大的树上,向对方咕咕叫着。
那天在考克斯弟兄的家里,一只老母鸽带着两只幼鸽。它们落在屋顶上,猫抓不到它们。老母鸽会喂养它们。后来母鸽落下来,把它们接走,让它们落在树上,它们落在那里,脖子靠着对方,咕咕叫,两只温柔的小鸽子整天展示亲密。
我想到神(鸽子是如此可爱的鸟)和鸽子,神想要跟他的人类示爱。神想要被爱;神想要爱你。“神爱世人,甚至赐下他的独生子,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主是应当称颂的!神想要示爱,他必须使一样东西可爱。他必须使一样东西像他自己一样温柔。他必须使一样东西能够被爱。他必须照他自己的性情造一样东西。
你不可能爱没有你自己的性情的东西。爱必须跟爱联合。如果丈夫和妻子要获得成功,他们必须彼此相爱。如果家庭要获得成功,他们必须彼此相爱。东西要被爱……你到处寻求,要找一个女孩做你所爱的妻子。她也寻求,找一个她能爱的丈夫。
神寻求,努力找一个他能爱的魂。所以他在地上用温柔的鸽子和温柔的羊羔来代表自己。如果那只羊羔一披戴上咆哮的狼的性情,那只鸽子马上就会飞走;它必定会离开。
但羊羔,它没有自己的大主意。羊羔是一样东西,当它迷失时,它就会迷失得毫无希望。绵羊找不到回去的路。那是山羊能领它到死地的原因。一只迷失的绵羊找不到路。那是神把我们比作绵羊的原因。当我们迷失了,我们就迷失了。我们没法找回自己。找回自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自己交给羊群的牧人,让他做带领的工作。
呐,我注意到这只羔羊和绵羊在一起,哦,是羔羊和鸽子在一起,他们成了一。注意鸽子怎么带领羔羊即神的儿子。他太温柔,知道他要去屠宰场。他太温柔,从不想自己做事,不想自我满足。他说:“我不做什么事,直到父先显给我看,父住在我里面。”
呐,羊羔的另一件事,羊羔愿意交出它的权利。呐,神想要我们是羊羔,但太多的时候我们不想交出自己的权利,不想放弃自己的权利。你们有太多的人说:“哦,我有权利,伯兰罕弟兄。”那是真的,但你愿意放弃你的权利吗?你愿意交出你的权利,让神能带领你吗?那是今天我们大多数教会的问题,神羔羊的温柔……我们本该是羊羔;但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羊羔所拥有的东西。我们一有那个态度,那就是圣灵的鸽子飞走离开的原因。
如果神的羔羊像狼一样发出第一声咆哮,或做任何违背温柔鸽子所允许的事,鸽子就会飞走。它马上就会离开。
那就是今天我们奇怪,五旬节派教会出了什么问题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取了不同的性情。我们取了一个性情:“我们想要我们的权利;我们要做我们知道有权利去做的事。”我们变得傲慢;我们变得敌对;变得冷漠。我们让脾气进来;让自私进来。
一只羊羔,当它来的时候……它有自己的羊毛;那是它的权利。它有羊毛,但人们把羊羔赶来,把它放在木砧上,绑住它的腿。它从不踢,从不闹。你剥夺了它的权利,因为它是羊羔。它不能做别的事,因为那是它的本性。你拦住一个基督徒的道路一次,就会发现他是羊羔还是山羊。你会发现他是什么;阻挠他一次。那是今天我们的众教会处在现在的境况中的原因。
我们自称是神的羊羔。男人女人都开始各种的举止,却不像是神的羊羔。你看他们穿着短裤、剪着短发、头发上插着各种花饰走在街上。几年前,你们称……他们……他们那么做,你不可能雇用他们。你纳闷为什么教会处在现在的境况中,是因为你接受了狼或山羊的性情,而不是持守温顺柔和。你说:“那是我的特权,伯兰罕弟兄。”我知道那是你的特权。“理发师理发。只要理发师理发,我不就有权利吗?”是的;那是你们美国人的特权。但你愿意交出它成为羊羔吗?你愿意交出自己吗?
你们女人,不久前,你们走在街上……看到女人今天穿戴的方式,真是荒谬。我不是讲长老会和卫理公会,我是讲你们圣洁派的女人。走在街上,那是……
我有一个小十字架挂在我的车前,有人对我说:“比尔,你知道那是天主教的象征吗?”
我说:“什么时候天主教徒用十字架作象征了呢?”从来没有。那不是天主教信仰的象征;那是基督徒信仰的象征。天主教的信仰是一位死去的圣徒,马利亚或某个他们敬拜的死人。我们不敬拜死人。我们不敬拜圣塞西莉亚和所有不同的圣徒。那是天主教,是招魂术的高级形式。但十字架代表那位死去又复活的主。
我说:“我把它挂在那里,看着街上。二十五年或三十年前,当时我几乎失明了,我答应神,如果他医治了我的眼睛,我就看正确的东西。”我说:“你往任何地方看,都是那样不三不四、穿着半裸的女人,赤裸的女人躺在院子或任何地方。我看十字架而不看那个,记起基督为我受死的目的,转过头去不看属魔鬼的东西。”哈利路亚!
那是人。不要说那是长老会、天主教;那是五旬节派。阿们!你说:“我有权利,伯兰罕弟兄。”是的,但如果你是羊羔,就会放弃你的权利。当你去那样举止,圣灵,温柔的鸽子马上就飞走了。他不肯跟你一同蒙羞。不,不,不。你决不要认为你可以那样举止又留住圣灵。你不可能那样做。圣经那样说。你必须放弃你的……嗯,你说:“其他的女人那样做。”
你们男人,可怜、渺小、没有骨气、娘娘腔的家伙,你们任凭妻子做那样的事,表明你是由什么组成的。那是你没有像你所宣称的那样拥有圣灵的原因,否则你身上就会有足够的东西使她举止像个女士,只要她还跟你一同生活的话。阿们!那听起来老式、尖锐。但那正是今天教会所需要的,就是一次老式的、圣灵清洗,坚持,戒除,借着圣灵烫平。肯定的。
世人进入了何等的境况中,他们走在街上举止失常。星期三晚上你把脑袋伸进电视里,不肯去教会,竟然……嗯,这个国家没有一个孩子不知道有关大卫·克罗克特的事。那个肮脏的谎言,说他三岁时杀死了一头熊;你知道那是个谎言。但你任凭你的孩子脑袋塞满那些东西。不到百分之一的人知道有关耶稣基督的事。是因为这个世界完全被污染了。这个国家是如此荒谬,远离神,弃绝了圣灵。
哦,你说:“我去教会叫喊。”你可能那么做了。但当神温柔的羔羊在你心里安居,使你洁净自己的生活,举止像判若两人之前,模仿基督信仰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益处。你必须拥有它。阿们!
不久前,我走进一个家庭,去探访一个病人,有位女士躺在那里。一个小奥斯瓦德走进来,帽子耷拉在脑袋上,说:“妈妈,饭好了吗?”
女士说:“亲爱的,今早我们没有时间做饭。我给你准备了三明治,还有几个橙子。”
男孩走过去,抓起一个橙子,看着,咬了一口,用力砸在墙上;果汁流了出来。他说:“如果你这地方只有这些东西,我就出去。”类似那样。
我想:“神啊,他应该落在我手里大约五分钟。”老兄,我会扒掉他的皮,让他永远记住皮被扒掉了一样。但他们躺在那里,可怜幼稚。他需要的是一次老式、美好的剥皮。那是我们需要的,老式的家,一些传道人站在讲台后面,传讲真理,把真理放在它所属、被带领的地方。阿们!是真的。哦!
小马利亚跺着小脚,翘着小鼻子,把涂了蜜丝佛陀的玫瑰色嘴唇噘在空中,昂着小脑袋,走出屋子,何等的耻辱!那是个何等不顺从的孩子!圣经说他们将是那样。经文说他们会那样。他们会怎样举止,会怎样行事,今天发生在世上的事,是因为他们叫圣灵担忧地离开了。
那是几年前。几天后,我要去庆祝,五十年前的这一年圣灵第一次降临在美国阿苏萨街的聚会上,在洛杉矶五旬节运动的聚会上,人们聚在一起,有了圣灵的第一次降临。当基督降在那些人中间时,他们相当温柔,相当平安。他们过着敬虔的生活,过着牺牲的生活。他们愿意交出;他们愿意被圣灵带领。他们不管人们怎么说他们是老古董,是不是说他们疯狂,或有关的一切,他们愿意被圣灵带领。
但今天,哦,带着粉扑和化妆盒,穿着短裤,走在街上,嗯,那是耻辱!还自称拥有圣灵?哦,你说:“可是我说了方言。”是的,魔鬼也说方言。“哦,我叫喊了。”魔鬼也叫喊。魔鬼能模仿神的一切东西,除了爱,他不能模仿爱。是的。
接着,首先你知道,当你开始做那些事,你降低了栅栏,开始妥协;教会开始有小派系进入他们中间,这个说:“你知道,牧师是某某某,或者执事是某某某。”首先你知道,你听从了那个。那是你有那么多麻烦的原因,是因为你开始听从魔鬼,得到一声咆哮,而不是听从温柔的鸽子即圣灵,神的鸽子会带领你,引导你,爱你,祝福你。
你一旦有那样的脾气发作,鸽子马上就飞走了。是的。他无法忍受;他的性情不一样。哦,他根本无法忍受那个。你开始议论你的邻居。他无法忍受;他不愿容忍那个,就飞走,离开了。他再也无法忍受了。鸽子是温顺的。鸽子是柔和的,鸽子,他们无法忍受别的东西,除非是同样的性情。
呐,神可以使你成为性情不一样的男人女人;他可以赐给你不一样的性情。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对此能做什么呢?”只要再成为羊羔。只有两种动物能合作,就是鸽子和羊羔。鸽子不会去到羊羔以外的其它东西那里。如果你成了一只山羊,就要让那个老山羊的灵离开你。是的。如果你成了别的东西,就要让那东西离开你。如果你开始成了一个说闲话的人……
一次,我在某城尽我所能地传道,那里有几千人。我做了祭坛呼召。我想我讲到了所有的犯罪领域;我涵盖了我所能想到的一切。那天晚上,聚会结束后,一个非常拘谨的女子走过来;她说:“哦,伯兰罕弟兄,我确实高兴你今晚没有提到我。”我想:“那一定是个真基督徒。”
她说:“你今晚没有提到我。”
我说:“哦,女士,我当然高兴听到这话,你一定离神的国很近了。”她踮着脚走了。
有个年长的女士站在那里,我说:“喂,你认识那妇人吗?”
“认识。”
我说:“她一定是个真基督徒。”
她说:“伯兰罕弟兄,你今晚没有提到一件事,就是说闲话。她是整个地区最主要的说闲话者。”就是这样,是那样的。瞧?
但当你碰到那样的一件事时,不管传道人在台上有没有提到它,当你看到那些世界上的事,只要你容忍它们,你就离开神了,圣灵也必离开。那是聚会不能像过去那样的原因。那是巡回布道会今早没有在我教会诞生的原因。那是大帐篷聚会在这地区附近没有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叫神温柔的鸽子担忧地离开了。是的。只要我们那样冷漠,只要我们在诽谤,“我们要自己的那一套,”他就不会跟我们同住。
呐,我要你注意:绵羊羔是安静的羊羔。圣经说:“他不开口,像羊羔在剪毛的人面前,他不做声。”他不开口。他不是一个想要自己权利的人。是的,先生。他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他是一只安静的羔羊。
但今天,哦,我们想要我们的分歧。哦!“我告诉你,你只要让人对我说一件事,我就过去找到他,老兄,我要抨击他。当我看见她时,我要告诉那个伪君子。你只要等我见到她。赞美神,哈利路亚!嗯。”鸽子就飞走,离开了。是的。只要你有那样的感觉,圣灵就不再与你同在了。把这话记在你的书上。圣灵决不会留下来。圣灵不会留在那种灵所在的地方附近。必须是羊羔的灵,温柔的灵,不然圣灵就不会跟他留在一起;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不温顺柔和,不被圣灵带领……若是任何事兴起,圣灵甚至不会理睬,只管继续走。瞧?他转过去的那一刻,你知道,那就是……
你转过去……你知道,第一个罪就是从一个转过身去一会儿的人开始的。你知道吗?圣经那么说。夏娃转过身去一会儿,听从了撒但所说的话,撒但画了一幅对她来说非常漂亮的画,以至她竟然以为那是真理。她听从了撒但。
魔鬼想要你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转过身去一会儿。他可以画一幅画,说:“呐,瞧这里。你知道,弟兄,你知道,姐妹,如果他们是正确的那种人,他们就不会做这事。如果他们在这里做这事,你知道。”撒但可以使它对你是如此真实,以至成了一个真的事实。是的。但记住,那是魔鬼。
我不管他们多么下贱,他们陷在罪中有多深,你的事是拥抱他,用神的爱把他们举起来。当神的鸽子把你从肮脏的泥土中举起来时,你在哪里呢?我的朋友,那是你的事。这世界渴望能得到一点爱。
我还要你注意这动物,这只小动物;它是一只安静的羊羔,因为它没有……他被骂时,不还口。他没有责骂、举止失常、争吵、焦虑、乱来,他没有那样做。当有人……他被骂时,不还口。他不开口。
但你让人对你或我做一件事,哦,我们就像一只吃了大号铅弹的癞蛤蟆一样爆炸了,像一只老鹅一样膨胀了。“我现在告诉你,他又像那样踩到我的脚趾了,我永不再回到那个老教会了。是的,先生。赞美神!哈利路亚!拿撒勒派会接受我;天路圣洁派,他们会接受我。哈利路亚!我再也不需要那样做了。”是的,鸽子飞走了。
“你知道吗?如果那个伪君子去那教会,我就永不再去了。赞美神!我永不再去了。”当这种想法攻击你时,它像嗥叫的老狼,鸽子就飞走了,没错。圣灵便离开了。
接着你纳闷,自己到底出了什么事?你纳闷,教会出了什么事?你纳闷,你自己出了什么事?为何不像往常那样得胜呢?因为你的性情变了,成了山羊,不再是绵羊,你成了绵羊以外的东西了。
你必须得到那真正温柔的圣灵。“无论何处,愿圣灵引导我;神啊,我爱每个罪人,不管他们在哪里。”人的内心,你的魂,若走到这种地步,你就必看见某事发生。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有什么办法解决这点呢?”有的,只要成为绵羊羔,这就行了。你说:“哦,伯兰罕弟兄。”
那天晚上我在什里夫波特遇到一个年轻女士。聚会结束后,比利和我去一个地方买三明治。一个年轻漂亮的妇人进来,也许是个年轻女孩,二十来岁,类似这样,穿得很好。她坐下来。我注意到她不停地往那边看。我继续吃着。几分钟后,一个女士进来,她说:“你好吗?”对她说话。我知道这女士是那里的戴维斯姐妹,她和另一个女士来自生命堂,我跟她们很熟;她过来跟我说话,走了。然后坐在对面的年轻女士说:“伯兰罕弟兄,今晚那是个很好的信息。”
我说:“你好吗,姐妹?”我说:“非常感谢。”我说:“你是生命堂的一个成员吗?”
她说:“是的。”她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我本可以在唱诗班里唱歌,但他们在那里做了一个限制。”她说:“我受过多年的唱歌训练,等等。我唱独唱,唱某些东西。但是,我不能唱了,因为他们有了……他们有了一个限制:涂脂抹粉的女人不能在唱诗班里唱歌。”
我说:“哦,为生命堂而赞美神。”
她说:“哦,我告诉你,伯兰罕弟兄,”她说:“我是个基督徒。”
我说:“呐,姐妹,回家去清洗你的脸,不管你做什么。”我说:“你是要告诉我你会任凭那样的东西,涂那样的一些东西在你脸上吗?”
我可以向你证明那是从魔鬼来的。我可以向你证明没有东西……它的起源是异教徒。只要你涂那些东西,那是异教徒的记号。呐,我刚从非洲回来,我到过霍屯督丛林,清楚地发现耳环、所有那些东西、那一切是从哪里来的,你们的脖子、耳朵等等上缠着许多珠宝,是从哪里来的。那是异教徒。圣经不要基督徒做异教徒。你不要……我没有说因为你那样做你就是异教徒,但你使自己看起来像个异教徒。那是因为你的牧师没有告诉你真理。圣经这么说。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想如果我留短发,会使我凉快,诸如此类。”是的,但如果你有长发,就更凉快了。把长发从你的脖子上收起来,卷起来,使它合宜。
嗯,你知道圣经说如果妻子剪掉头发,男人就有权利休掉她,跟她离婚吗?如果她剪头发,这表明她对丈夫不忠。圣经这么说;《哥林多前书》12章,看看对不对。她……一个剪头发的女人羞辱她的头即她丈夫。如果她是羞辱的,就应该被离弃,被休掉。是的。但是,瞧,牧师从不告诉你那些事。那是你像现在这样做事的原因。圣经说男人……
不久前,有人写信进来,说:“伯兰罕弟兄,女人所穿的这些女衬衫,是那样的……你几乎再也找不到女衬衫了,我们基督徒女人穿这些涤纶、尼龙或不管什么,可以吗?”
我说:“瞧,姐妹,有一件事。这件事是真的。你可以这样做:如果你买不到一件,他们还卖缝纫机,你可以做一件。”我说:“是的。做一件看起来……”我相信,你知道,你心里是什么,就表达什么。你这么做,你这么举止,表明在你里面是什么。
那是教会周围有这一切的咆哮、争吵、诽谤、反咬和举止失常的原因,拆散教会的就是这个。这表明魔鬼进了你们里面,表明圣灵离开了你们。呐,我知道那从你们一些人身上烧出了焦油,但应该这样,应该……那是说这话的目的,不是要聪明,不是要自作聪明,而是告诉你麻烦在哪里;因为有一天我要站起来,为你交账。你这样做、这样举止的原因,表明了你是什么。如果你有个一下子就冒火的旧脾气,从这里出去举止失常,或批评,或粗俗,诸如此类,这表明它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让那东西离开那里,鸽子就会回到你心里。当鸽子出了方舟,被放出去。但它又回来敲方舟的门,直到挪亚让它进去。圣灵在这里;圣灵想要进来。那是今天圣灵没有永远离开你的原因。他就落在某处的树枝上,准备飞回来,进入你里面,赐给你过去所拥有的仁爱、喜乐、和平。肯定是的。他准备这样做;他想要这样做;他渴望这样做。但你不肯让他这样做。
呐,我不是对你们陌生人说;我不知道你的牧师怎样……我是对伯兰罕堂的人说。我不是对你们从其他教会来的人说;我是对伯兰罕堂的人说。那是这附近的问题所在。
使鸽子飞走的就是这个。只要让人在教会周围开始一件事,第一件事,“哦,是那样的吗?哦,你不是那个意思吧?”那时圣灵就离开,飞走了。他实在无法忍受那种灵。只要那羊羔的性情离开你,圣灵就走了。是的。那是今天的问题所在。那是人们处在现在的境况中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让错误的灵进入他们的心里,进入他们的生命里。呐,那是我们有麻烦的原因。
圣经说那是我们中间有这么多疾病和病痛的原因,是因为这样的事。我们必须温柔;我们必须安宁;我们必须是羊羔,好让鸽子可以跟我们同住。
呐,记住,鸽子会来。他说:“哦,伯兰罕弟兄,不要告诉我说我从未领受圣灵。哈利路亚!晚上……一个晚上在那里,当他进来时,我就能继续行走。”肯定的,那是他。“哦,我感觉太好了;我感到我可以找到树上的每一只鸟,拥抱它,爱它。对我做过任何事的最卑鄙的人,我感到我能拥抱他们,搂住他们。哦,伯兰罕弟兄,我感到……”肯定的,那是圣灵。
但是你瞧,他不能住的原因。当时你是一只羊羔;但当你成了狼时,他就得飞走了。鸽子没有任何问题;那是你,你让那个灵临到你,“伯兰罕弟兄,我允许它了吗?”是的,当你去听从那个闲话,当你听从那个谎言,当你去说:“哦,我有一个权利。”
你没有权利。你是用代价买来的,那是神儿子血的代价。你没有合法的权利。哈利路亚!你拥有的唯一权利,是来到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的泉源,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是的,先生。那是你拥有的唯一权利,就是把自己的意愿交给神,从那以后神做带领的工作。就是这个导致聚会……就是这个导致那么多的怪事。圣灵会去一个地方……圣灵说:“这不对。停止聚会;到那边去。”弟兄,我也停止聚会,走过去。是的,因为你必须被神的灵引导。被神的灵引导的唯一方式就是保持温柔,而不是知道许多东西。
哦,你以为:“我知道很多。”是的,你让自己的脑袋兴奋起来,那不起作用。你知道所有的书、所有的答案、所有的希腊词、所有的希伯来词,以至于没有地方让鸽子能栖息。是的。但你知道这一切;鸽子不能引导,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
羊羔没有宣称知道任何事。它必须有别人带领它。荣耀!是那样的。不知道任何事。阿们!我知道的唯一的事就是基督耶稣受死,为要拯救我。
有一个人走过加利福尼亚,他前面有个牌子,写着:“我为基督成了愚妄人,”背面写着:“你是谁的愚妄人呢?”是的。对世界成了一个愚妄人,使你可以被圣灵引导,因为神的儿女是被圣灵引导的。《罗马书》8章1节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是那些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就不定罪了,”不随从狼,乃随从鸽子。阿们!
道格过去常唱一首歌:
我一路天天充满爱,
有天上鸽子与我同在;
我一路要歌唱,我一路要欢笑,
我一路天天充满爱。
当他们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成为羊羔时,那对伯兰罕堂、其他任何教会,或任何个人来说,是多么平安的日子啊!
“什么问题,伯兰罕弟兄?”
回到羊羔;回到温柔;回到什么也不知道;回到把自己交给基督。不要尝试,不要试图知道任何事。只要柔和、安静、谦卑、温顺地行走,鸽子必引导你。但不管何时起,你开始听从那个闲话,不管何时你开始冒出那个脾气,不管何时你开始认为你有权利做这做那,鸽子就飞走,离开了。你就再也没有他了。呐,教会,今早他离你并不很远。他就落在和平的枝子上,等候你的性情改变。阿们!
今天你需要的是交出你的一切权利,让神把你放下,剃除你的一切权利。阿们!你能想象一只小羊羔,全身挂着羊毛吗?那是它的权利,是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模仿喘气的羊羔。]精疲力竭,然后躺在剪毛台上。他们知道什么对羊羔最好。除掉它所有的权利,把羊毛剪光,它跑得多凉快、多轻松。嗯,它快乐,到处跳,有大好时光。是的,先生。如果你放弃你的权利,你得到的就是那个。但你必须放弃你的权利,让神的道从你身上剃掉整个的世界,除掉世界上的一切习惯,你就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
不久前,在非洲,我正跟一个老圣徒交谈。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你相信超自然。”
我说:“当然,我的弟兄。”
他说:“几年我常以为我是个人物。我以为我真是个基督徒。”他说:“在我们的教会里……我必须爬上一座山,我把我的小车停在那里。我必须爬上一座山,哦,大约有三、四百码,绕过灌木等等,上去。我们在那里有祷告会。我以为我真是个基督徒。”他说:“我通晓整本圣经。我研究了所有的希伯来文,研究了所有字的正确发音。任何人走向我,我都可以[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头。]像那样跟他们谈论圣经。我知道我在谈什么。”他说:“一天晚上我上去教会。我们教会有许多冲突。小团体互相反对对方。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兴起的。”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在我上山的路上,我正走着,突然我意识到有人在跟着我。”他说:“我想,不管他是谁,我要等一下,让他赶上来,当我们走在路上时,我可以跟他们交谈。”你知道,那是一件好事,你只要等一会儿。他说:“当我走上山时,我上了山顶。一个人走上山,那人背上有一个比他大很多的包裹。他正喘着气,呼着气,步子很小,努力往上走。我说:’伙计,我能帮你把这包裹背上山吗?’他说:’不,我必须背它。’我看着他的手,我知道那是个异象。他手上有伤痕。我俯伏在地,说:’主啊,你那袋子里背的是世人的罪吗?’他说:’不,我只是在背你的罪,带你上山,好让你能起来。’”
事情就是这样。只要我们环顾四周,就会发现他正在背着我们的罪。这不使你感到渺小吗?我们邪恶、残忍的心,只因为我们能那样做……
不久前我在打猎。你们知道,我喜爱打猎。在那个地区有个邪恶的人。[原注:磁带空白。]他是个邪恶的人。他过去常取笑我,因为我不肯射杀母鹿和幼鹿。我说:“那是残忍的。”我说:“为什么你不作一个真正遵守规则的猎人,射杀老公鹿和那些老了、快要死去的动物呢?神把它们赐给我们;让那些年轻的母鹿和等等活着。”
他说:“噢,传道人,你心软,”不断地那样跟我说。
我说:“瞧,如果我饿了,想要一只幼鹿,我相信神会让我得到它。但射杀它只是要自我显摆,”哦,他会装满一车的。他去做了一个哨子,某种口哨,他能吹口哨,听起来很像一只幼鹿在叫。一天,我们一起在丛林里。我为他感到羞耻,我说:“我为自己感到羞耻。”若是可能,他一次杀了八或十只幼鹿、母鹿等等,只是要自我显摆,也许割下后腿肉,把剩下的丢在那里。我说:“你不应该……”
“噢,”他说:“你们传道人太心软了。”
一天他站在丛林里,拿起口哨吹起来,听起来好像一只幼鹿在叫。正当他那样吹时,一只漂亮的母鹿探出头,走了出来。你可以看到她棕色的大眼睛在看。她受了惊,四处观看着。猎人蹲下来,举起来复枪要射母鹿。母鹿看见了猎人。但是,你知道,那只幼鹿的叫声,母鹿没注意那支枪。它正在寻找幼鹿,幼鹿有麻烦了。你知道,那展示了真正的母性和母爱,母鹿面对死亡朝着枪,看着枪口……你知道,那个展示太伟大了,让他清醒过来;他丢下枪,往后跑过来,抓住我的手臂,说:“比尔,我受够了这个。”当他看见那母亲英雄气概般的展示……
哦,当世人看见神的爱的展示和我们人心里的英勇,那将是何等的差别啊!当我们让神的鸽子以温柔来到我们的心里,使我们温柔……
在那里的灌木林中,我站在那里,为那个伙计祷告,带领他归向了主耶稣。从那时起,他成了一个遵守规则的好猎人。
肯定的,他以为他有权利;他要做他想做的事。“那些鹿在我的地盘上;如果它们想吃的话,它们会在那里吃我的苜蓿。”
我说:“是的,但那么做没人性。”你必须放弃你的权利。神啊,求你怜悯,使我们愿意。
不久前,哦,大约一百年前,有个了不起的基督徒住在美国西南方。他的名字叫但以理·柯里,一个很好的人,一个敬虔的人,一个成圣的人,一个真基督徒,一个大家都认为是个非常好的人。据说,他死了,或魂游象外,他说他上了天,当然,是他死了的时候。当他到了珍珠门时,看门的走到门口,说:“你是谁?”
他说:“我是传福音的但以理·柯里。我为基督赢得了成千上万个人的魂。我今早想要进去。我的生命在地上结束了;我现在没地方去。”
罪人,某个早上它也要这样临到你。后退者,它也要这样临到你。你们叫圣灵担忧地离开了,再也不是温顺柔和的人,它也要这样临到你们。你多年没有哭喊,没有脸红,因为我不知道何时所有的端庄离开你了。肯定的。但有朝一日的早上,它要临到你的门口。当温柔的圣灵来敲门时,为什么你不让他进来呢?
当但以理·柯里来到门口,他们进去,说:“我们要看看你的名字在不在这里。”他们到处查找,找不到名字,说:“不,这里没有但以理·柯里。”
“哦,”他说:“肯定有的,我是个传福音的。”他说:“我为基督赢得了魂。我竭力做正确的事。”
看门的说:“先生,我很抱歉地告诉你,这里没有但以理·柯里。我要跟你说你可以怎么做。我们这里没有权利受理你的案子。”他说:“但你想要申诉你的案子吗?你可以向白色的审判宝座去申诉,如果你想的话。”他说:“我们根本没有怜悯可以给你,因为我们没有你的名字。没有怜悯给你。你想要申诉你的案子吗?”
但以理说:“先生,除了申诉我的案子,我还能做什么呢?”
他说:“哦,你可以去白色的审判宝座面前,在那里申诉你的案子。”
但以理·柯里说他感到自己穿越了太空大约一个小时。他说他进入一个地方,越来越亮,越来越亮。他说,他越往前走,就越亮了。那比太阳的光亮一百倍、几千倍。他说他颤抖着,颤抖着。他说当他进了那光中时,听见一个声音说:“你在地上完全吗?”声音从光中出来。
他说:“不,我不完全,”浑身颤抖。
声音说:“你总是对每一个人诚实吗?”
他说:“不。”(他说:“几件我不太诚实的事浮现在我的脑海。”)他说:“不,我想我不诚实。”
声音说:“你一生在每件事上都讲真话吗?”
他说:“没有。我记起了我所讲的几件不光彩的事。我不是太真诚。”
声音说:“你接受了任何不属于你的东西,任何东西,钱财,其它不属于你的东西吗?”
他说他以为在地上他很好,但他被定罪了,他说:“不,不。我接受了不属于我的东西。”
声音说:“你是不完全的。”
他说:“是的,我不完全。”
他说他随时等候着评判从鸽子所栖息的那个大光中出来:“被定罪了。”他说,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在他后面,那声音比他所听过的任何母亲的声音更甜美。他说他转过来看,他所看见的最甜美的脸,比任何母亲的脸更甜美,站在他身后。那人说:“父啊,但以理·柯里在地上为我站住了。他不完全,这是真的;但他为我站住了。他在地上为我站住了;现在我要在天上为他站住。把他一切的罪放在我的账上。”
弟兄,如果今天你叫他担忧离你而去,那天,你要谁为你站住呢?我再也不能讲道了。让我们低头。
亲爱的神,亲爱的受死羔羊,温柔、谦和、卑微,飞鸟有窝,狐狸有洞,你却没有地方,然而你是荣耀的主。当你降生时,他们没有任何衣服给你穿。神啊,我的衣服对我有什么益处呢?我的车子对我有什么益处呢?一个美好的家对我有什么益处呢?那天它对我有什么益处呢?你没有朋友,没有人把你当作朋友。似乎没有人想要向你伸出援手。你说,那天你会说:“我饿了,你没有给我吃。我赤身露体,你没有给我衣服穿。”主啊,那天我们所有的一切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让我们为你站住,当那时刻来临,我们走进主的同在中,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神啊,当我们听见那鸽子,他的翅膀落在那大光后面,他要掠过整个永恒。你住在光中……
“当我不得不独自站在那里时,我弟弟走了,我的牧师走了,我妈妈走了,我爸爸走了,我妻子走了,我的孩子走了。神啊,那时我要做什么呢,主啊?那时我要做什么呢?可能就在今晚太阳下山前。但我要做什么呢?我能做什么呢?基督啊,我现在要为你站住。我今天要做出选择。我要放弃对其他人的一切议论;我要放弃我所有的脾气;我要放弃我所有的冷漠;我要放弃一切。修剪掉我的那个爱,主啊,接受我的一切。主啊,你接受我。我想要站在你的位置上。我想要被修剪。我想要一切的自私、一切的骄傲、一切的冷漠都从我身上除掉。我想要像一只被修剪的羊羔为你站住,愿意放弃他们称作今生宴乐的一切宴乐、一切舞蹈、一切派对、一切粗俗的衣服、化妆、口红、指甲油,所有看起来跟世人一样的冷漠。你说:’不要举止像世人;不要跟世界联合。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神啊,帮助我,主啊,今天修剪我。把我当作一只羊羔接受,让我不做声,不开口,对此不说任何话,只要站着,被修剪。”
神啊,它有何等大的差别啊!我记得你修剪了一次,取走了我的妻子、父亲、弟弟,把我剪得干干净净。然而在我心里我知道我爱你。你大大地祝福了我,你是多么好啊!我现在的一切,我可能的一切,我将来的一切,都是你,神啊,都是你。我承认自己的过错;我承认我所做过的、想过的一切。主啊,修剪我;我想要成为你的羊羔。
不但如此,主啊,也接受今早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每只绵羊和那些想要成为绵羊的,主啊,今早修剪他们所有人,把他们的脚放在福音的砧木周围。愿圣灵此时引导他们去悔改,知道他们对神一直冷淡。愿神把所有的冷淡、所有的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事都修剪掉。主啊,你今早修剪这一切,让我们能在你面前凉快、安静地站立,作为重生的基督徒。主啊,求你应允。
我爱你。我要去,不管天气热不热,不管我想不想要它。我要去。我要为你站住,因为我要你那天为我的案子辩护,说:“哦,他为我为站住,现在我要为他站住。”神啊,今天求你应允。
当每一个人低头时,每个人心也俯伏。我今早想知道这里有没有人意识到你想要自己的那一套,做了这些你不该做的事,你今早感到你想要让主修剪你,说:“使我成为真正的羊羔,”你愿意举手吗?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弟兄。还有人说:“主啊,修剪我,我站着。我是只绵羊。我不开口,我只要你从我身上剪除所有的世界。”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小子;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姐妹。“主啊,修剪我。”
格蒂姐妹……[原注:司琴的。]
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姐妹。“主啊,现在修剪我。我想要世界上的一切事被剪掉,今早我要为你站立。我想要作为一只被修剪的绵羊站立;我要世界上的一切事从我身上被剪掉。我要成为你的,你是我的。主啊,当我向你举手时,你愿意接受我吗?”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先生;神赐福你,神赐福你,先生;神赐福你,先生;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女士;我看见你的手。神赐福你,我的弟兄;神赐福你,后面的女士。那是……神赐福后面的你,母亲。神赐福你,姐妹。是的,只要诚实。“我要神从我身上除去一切不像他的东西、我所有自私的动机、所有的冷淡。我要他今早一路修剪我。我要像他。我不管它们是不是权利;我不要权利。我只要一个权利,就是来到主面前。他会看顾剩下的事。”
这里还有没有从未承认过基督的罪人,从未得救,今早你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罪人朋友,你愿意举手吗?神赐福你。还有人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我不是基督徒,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要遇见神。我现在想要在你结束的祷告中蒙记念。”你愿意举手让我为你祷告吗?主看见了。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先生。还有人吗?“我想要;我想要。”
这里有多少人是后退者?“哦,”你说:“我不愿承认那个,伯兰罕弟兄。”但是瞧,如果鸽子的温柔离开了你,就有问题了。当你不能包容对方时,就有问题了。当你不能从内心深处原谅每一个人时,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如果你不能从内心深处原谅他们……耶稣说:“你们若不能从心里饶恕每一个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可11:26]
如果这炎热的天气,如果今天神就召你走,会怎么样呢?趁着有一个泉源敞开着,有个教会在准备,圣灵落在这房子的山墙根上,准备降下来,要回到你心里,使你温柔平和。“伯兰罕弟兄,我该做什么呢?”只要成为一只羊羔。当你成为一只羊羔时,圣灵就会降下来。但如果你有错误的动机,错误的想法,想要有自己的那一套,不肯放弃,圣灵就决不会来。
现在我们低头,我想知道你们有谁举了手……呐,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翰福音》5章24节。但如果你想要来祭坛上,跪在这里,让我们一起祷告,直到你曾经拥有的或想要拥有的那个温柔、安宁的感觉再临到你,当我们继续低头时,我们唱“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我想要你来,跪下祷告。现在,想要上来的每一个人,跪在圣坛上祷告一会儿。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神赐福你,女士,上来跪下。)立去……
你们低头,我希望你们的心也俯伏。你知道是谁今早冲上了过道,这应该使你为自己感到羞愧。一个黑人妇女,可怜的人,脚踝肿胀,头发灰白,走到了祭坛。
不久前,一个老黑人在奴隶时代得救了。他去,当他得救了,他告诉老板说他自由了。老板说:“你什么啊?”
他说:“我自由了。”于是老板就让他自由了。
今早来了另一群人,上来得救恩。(他说他自由了。)大家都祷告,努力地祷告,圣灵会恩待做出决定的人。
老板说:“摩西,你说你自由了?”
他说:“是的,先生,老板,我自由了。”
老板说:“如果你自由了,那我也要让你自由,去传福音。”
当他快要死的时候,许多白人弟兄进来看他,他们看到他时,他说,他以为自己昏迷了。当他醒过来时,他说:“我以为自己去世了。”(神赐福你,我的弟兄,跪在那里。)他说:“我以为我已经去世了。”
他们说:“摩西,你看见了什么?”
他说:“当我走进门时,我看见了主。我站在那里,看着他。有一位天使上来,说:’过来,摩西。你传福音很多年了;你有一件袍子和冠冕等着你。’他说:’不要跟我谈袍子和冠冕,我不想要袍子和冠冕,我只想看他。’”我想那是每一个基督徒的态度。
不久前在芝加哥那里,我在一座大剧场或博物馆,我正在那里四处观看。我看见一个老黑人,他的头上周围一圈是白发,他到处走,手里拿着帽子。我看着他。他看着一个小地方,然后往后跳了一下,眼泪顺着他黑色的脸颊往下流。他开始祷告。我观察了他一会儿,他又看着,又哭起来。我走过去,说:“先生。”
他说:“是的,白人朋友。”
我说:“我看见你……你为何这么兴奋呢?你这么兴奋是为了什么呢?”
他说:“先生,巴不得你能摸摸我的腰,我的腰上起了茧。我曾是个奴隶。”他说:“在这个玻璃罩子里,放着一件衣服。”我说:“我看到那是一件衣服,但那衣服有何独特呢?”
他说:“那上面的那个斑点,是亚伯拉罕·林肯的血。那血除掉了我身上的奴隶腰带。”他说:“呐,白人,那不会使你也有点兴奋吗?”
我搂着他的脖子,说:“神赐福你,弟兄。我知道另一个血使我兴奋。”
他说:“先生,我也知道那血。”
我说:“他除掉了我身上的奴隶腰带。”曾经一个时候,星期天我出去,赛马,举止失常,讲肮脏的笑话。神啊,我怎么能那样做呢?在我做那些事的心里,仍有疤痕。但我很高兴主除掉了我身上的腰带。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站在我的位置上。
不久前,我看到一个妇人,她那么粗俗,我想要谴责她。神给了我一个异象。当时我就为她祷告了,因为我看到我的罪跟她的罪一样大。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为她感到羞耻,告诉她说我是个传道人。她的两个男朋友……她大约六十五岁或七十岁,她两个男朋友跪在那里,他们都把心交给了基督。哦,何等的差别!
你们呢?今早你已经犯了那么多的罪吗,你的心已经变得那么黑、脏,以至连圣灵都不能触摸它吗?也许鸽子已经永远飞走了,永远离开了。
神赐福你,亲爱的。一个小女孩走上来。神赐福你,宝贝。你说:“那个小女孩不懂事。”哦,不,她懂事。她只是没有跟你们大家读那样多的杂志和老爱情故事。那就是问题;她温柔。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
今早还有人想要来加入吗?祭坛敞开着。还有一会儿,我们再唱一遍,然后我们要献上祷告,这些痛悔的罪人正在祷告。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肯定的,一切都过去了,可怜的人完了。)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
现在你们不肯上来吗?你们更加明白的人,不肯上来吗?圣经说:“你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罪了。”[雅4:17]你不肯上来吗?你知道你错了,走上来,跪在祭坛周围,告诉神说你为你对待他的方式而感到难过。让圣灵回来,再使你温顺、柔和、安静。你不上来吗?记住,如果你死了,主已经为你去了,没有人为你的案子辩护。主要你今早为他站立。神赐福你,我的弟兄。
等候……是这些吗,教会里只有十五个人真正地感到自己受了谴责吗?你已经活出了一个安宁、温顺、柔和、安静的生命吗?呐,这是圣灵的指引。你正在饶恕,没有了仇敌,活出一个超越了罪人的谴责的那种生命吗?你活得不像异教徒,活得不一样吗?你的生命被塑造得不一样吗?温柔的圣灵坐在你心里的宝座上,使你能平和安静地生活,爱周围的所有人吗?你的邻居等所有人都知道,你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你是个温顺、安静、柔和、谦卑的基督徒吗?神的鸽子与你同在吗?你肯定吗?这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好的。
对你们在祭坛这里的,神赐福你们。你们现在不用受审。圣灵已经把审判带给你们了。你们没有企图留住权利,说:“哦,我是基督徒够久了。我不需要去。”你们一些人第一次来到祭坛。“如果我想,我可以继续是罪人;那是我的权利。”是的,没错。你有自由的意志;你可以随心所欲地举止。但今早你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说:“我表白了基督信仰,又上去祭坛,人们会怎么说呢?他们会怎么说呢?”但神怎么说呢?他说你要来,你就来了。呐,你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你上来得着温柔。圣灵今天在你心里落座。我知道他会这样做。我知道他会。他应许了他会。他也无能为力,不能不来。他正在乞求、叫喊,受死了,做了其它的一切,找一个去的地方,想要去你那里。
在你死亡的时刻,当死亡的天使站在床脚上,你不敢往那里去看那种可怕的情形,你知道你有一次拒绝上来,然后你的魂变得黑暗、肮脏,再也没有时间,不管你哭得多厉害……以扫犯罪,离弃了恩典的日子,再也没有机会了。他痛哭,想要找一个地方纠正,却找不到。神最后一次呼召了他。
但你们放弃一切的权利、一切的朋友、一切的感觉等等,今早上来这里。你放弃自己的权利,跪在这里,跟神 交谈。我借着神的道告诉你,基督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呐,你们在祭坛上,悔改,告诉主你为你所做的事感到难过。
那正是人们受洗时没有领受圣灵的问题所在;他们没有彻底地悔改。神努力要赐给他们圣灵。他想要你柔和、温顺、安静。那是你心里带着同样的自私站起来的原因。哦,你可能站起来、叫喊、说方言,或做任何事,那并不使你得到圣灵。你必须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从那里起来。你必须温顺、安静、柔和、谦卑地从那里起来,神的灵与你同住。第二年,回头看踪迹,看你走多远了,看你一直在前进。那是圣灵。圣灵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柔和、温顺、耐心、信心。呐,只要悔改,告诉神你现在就想要那个,要成为真正良善的。
在那里的小女孩,宝贝,你做同样的事。主赐福你,你妈妈站着,手按在你身上。
这里这个亲爱的黑人姐妹,俯伏在祭坛上,据我所知,姐妹,你可能得吃玉米饼和玉米粗粉,可能得住在巷子里。神赐福你的心;今早荣耀里有一个宫殿为你预备。是的。
往下看着祭坛,看到一个头发变灰的女士,一个低着头的年轻妇人,一个白头发的结实妇人。神啊,看到人们跪着,不同的人在这里……只要悔改;告诉主说你感到难过。告诉主说你再也不想那样做了。借着主的恩典,从今天起你要让你一切的冷漠被除掉。你想要温柔安静。你想要谦卑,去主引导你的地方。当人们说一件事时,不管它看起来怎么对,你要放弃你的权利,不议论你的邻居。你要交谈;你要谈论耶稣。你只要做正确的事。你不像一个谋杀犯一样出去;你不出去斥责无辜者。但你看到真基督徒英雄气概的英勇上演,你想要像他们。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不需要告诉任何人说你是基督徒。当你交谈时,他们只要看,就知道。你从里到外被封印了。
现在你谦卑自己的心,悔改。告诉神说你感到难过;你再也不会那样做了,你对自己和自己的举止方式感到羞耻。然后我要为你祷告。我相信,此时,平安就要落在你心里,平安就像一条河流过你的魂。你可能没有叫喊;你可能没有说方言;你可能没有跳上跳下;但你离开祭坛时心里有一样东西,只要你活着,你里面就有东西,将你锚在古老的十架上。当我祷告时,你们祷告,承认。
我们的天父……我们是不配的受造物,今早在这个炎热、冒汗的房间,大蒸笼;但是神啊,你从我们身上迸发来。圣灵降临,使人们信服他们错了;他们在犯罪。他们的灵傲慢;成了敌对的、爱管闲事的、自以为是的,不愿悔改,不愿饶恕那些违背他们的人。他们不愿,但今天圣灵拿起神的道,把它放在他们温柔的心里,说:“你想要回到你第一次来到祭坛时所在的地方,回到你爱大家、用不死的爱来爱我的地方吗?那就起来,上祭坛去。”主啊,他们这么做了。
主啊,我现在祈求你使他们的思想成圣,使他们的心成圣,使他们温柔、安宁。愿他们悔改后,从祭坛起来,把生命交给你,回到自己的家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即使丈夫心烦意乱,妻子感到不安,或邻居不安,你一同工作或交往的人不安,“我要像鸽子一样温柔。”
毕竟,伸冤在你,主说:“我必报应。”主啊,我们发现是那样的。只要安静站立,温柔,看过神降临到他的羊羔身上。肯定的。当然,这位好牧人为我们舍命;他降临到他的绵羊那里。他必引导他们。那个阻挠他们的人有祸了!那个诽谤他们的人有祸了!主说:“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你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他们的使者常见我天父的面。”神啊,我们要……“你怎样待他们,就怎样待我。”
神啊,我想要温柔。今早我也把自己放在祭坛上;不但是今早,而且是每一个早上、每一天。我想要安静、温柔,要像耶稣。父啊,求你应允。帮助我们成为那样的,让那深邃的爱的狂澜席卷我们的魂。
平安!平安!奇妙的平安!那平安从天父而降;(你们心里有没有感觉到它?)
……永远席卷我们的魂。(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平安!平安!奇妙的平安!
格蒂姐妹说:告诉全教会,她也受了谴责,但她正把钢琴当作她的祭坛。从祭坛上,钢琴是她的祭坛,她说:“告诉教会为我祷告。”她坐在那里,眼泪流在眼镜上。这讲台是我的祭坛。我也悔改了,我的圣经湿了。神啊,平安,神的平安……
那平安从天父而降;(哦,哈利路亚!)
永远席卷我们的魂……
神啊,如果我得罪了任何人,得罪了你,主啊,把它除掉。今早把罪从我的小教会身上除掉。
多少人可以感到神赦免了你,平安的鸽子又落在你心里?鸽子现在飞回来落座了。圣灵回来了,说:“我的孩子,我一直想要爱你。只是你不肯让我爱你。我不能跟你过去自私的灵同住。但现在你把它交出来了,今早我回到你心里了。”多少人有那样的感觉,请举手?请举手(是的。),整个祭坛上。哦,很好。会众中有多少人有那样的感觉?请举手。哦。(要像耶稣。)
我们的天父,我们为这段温柔而神圣的时间感谢你,好像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捣碎压烂,直到它变得柔软,柔软得小婴孩都能坐下来吃。主啊,我们就是想要我们的心那样,把我们的心握在你有钉痕的手里,压碎它,说:“孩子,你没看到你伤害了我吗?当你像那样冒火时,你是在伤害我。你是在伤害我;哦,孩子,当我看到你做那样的事时,我的心为你流血。但现在我把你的心握在手里了,我想要使它真正地温柔。我想要使它那样,让我能使用它,住在它里面。今早我想要飞回到栖木上;我想要飞回来住,跟你同住。”神啊,求你应允。我们爱你。为了你的荣耀,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
只要像耶稣……(你们不爱像这样敬拜主吗?哦,我的魂在沐浴。)
在地上我……(看到主像这样降临在敬拜者里面,你的心感到相当柔和吗?我的心跳得实在是快。)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我们唱歌的时候,你们要举手吗?
2

主必垂听。现在让我们低头为女孩祷告。

我们的天父,似乎我心里就是摆脱不了:小女孩在那里快死了,她是某个人的小宝贝,是你的创造物,撒但正在抢夺她幼小的性命。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拦住死亡的手,赶退那仇敌。主啊,你能使红海在两边立成垒,让你的产业-以色列人安全地走过红海,进入应许之地。神啊,我们今天祈求你挪开一切障碍,让这孩子活着。这件事被交给我们祷告了。作为一群相信你的人,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这孩子的医治。阿们!
3

今天,我是带着感激的心奉主耶稣的名又来到你们这里。我从路易斯安那州回到家有点早。我本以为如果我在星期天以前回到这里,就能上主日学。那里天气热得可怕,我们……今早这里温暖、凉快,跟路易斯安那不同。在路易斯安那,你决不可能像这样不拿扇子就坐在房间里;那里有空调,不然你会晕倒。

4

我来这里可以休息一两天,然后下星期动身去北部萨斯喀彻温省,那是在阿尔伯特王子市上面。路一直通到世界的另一头。他们一路走过世界,再也没有路了,只有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在我们这次去的内陆地区。所以我们……许多人会从加拿大各处来参加这场聚会。他们一些人会从西海岸直接过去。我当然渴望你们大家的祷告,神必与我们相会,为了他的荣耀赐给我们一场丰丰富富的大聚会。自从我到加拿大已经有将近四、五年了。我有一些相当忠诚的朋友在那里,是非常好的人。

5

他们非常忠诚地去教会。不管天多冷,他们会裹在毯子里,坐在雪橇上,赶着马走三十英里去教会。他们会越过雪堆和别的东西,无论老幼,他们都聚在一起。一家人聚在一起,他们就开始走,去教会。是他们所做的牺牲使他们从聚会中得到那么多的东西。没有牺牲,聚会就没有多少东西。你必须真正下决心,做一件真正触动人心的事,必须放下一些事,停止工作,做这做那,才能去教会,向神表明你爱他,你做出了牺牲才能去聚会;那就是你从聚会中得到东西的时候。

6

就像我的孩子。比利·保罗,我想我会……我是孩子的时候没得到什么东西。妈妈可能会得到一包糖果,她会数算一下,每人两三粒。也许圣诞节我们会得到一个小喇叭,或一支玩具枪什么的。我看到其他的孩子有雪橇、自行车等等,漂亮衣服和暖和的夹克。这让我感到非常糟糕,我说:“如果我有自己的孩子,我会尽我所能地为他们做一切的事。”哦,我愿意挨饿,也让我的孩子有东西吃。当我生活……当比利还是小孩子时,我会给他买一辆小三轮车,给他买一切。美达会尽力牺牲,不买衣服等等,给他买一些东西。但你知道我们开始发现了什么事吗?我给他买了一辆小三轮车、小的弓箭等等。我却发现他拿着勺子或棍子去到后院里的某个地方,挖土。瞧?我说:“我下次不会这样做了。”瞧?你把所有的东西都交在某个人的手里,而他们并不想要它。是你必须要牺牲才能换来的东西。

7

救恩也是这样。它是完全的牺牲。是的,罗伊弟兄。瞧?它是你必须天天做出的牺牲,亲近神,做一件事。我知道今早坐在这炎热的房子里,对你们大家来说都是一个牺牲。当我们坐在这里时,让我们牢记给人类所做出的最大的牺牲,就是耶稣基督,他被吩咐来到地上,替我们受死。不但如此,他的魂下到阴间,在那里三天三夜,第三天他复活,现在升上了高天,坐在天上神的右边,为我们所承认他为我们预备的赎罪祭和恩典而代求。

8

呐,在我们所要上去的地方,有许多很穷很穷的人,要卖掉他们的一头奶牛、两三只绵羊什么的,才能来聚会。老爱斯基摩人也许拿出一些皮子来卖掉,他真的想要他的家人出来。印第安商人也必须做同样的事。呐,我们至少可以为那些人祷告,是吗?我们祈求神赐给他们大的事。

9

呐,天气炎热。我不想留你们太久。在我们为病人祷告前,今早我要我们的心思专注于“教会及其境况”。呐,我感到几天前一个要讲给教会的信息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赐给我了,我相信是教会的境况。我们今早要跟神一起来面对这信息,祷告并祈求神来帮助我们。我不打算走同样的路,乃是求神在我们所生活的日子里帮助我们。就在之前……这是伟大古老的圣经,但里面有永生的内容。

10

记住,道就是神。神不能超越他的话。我们也不能超越我们的话,如果我们做了……当然,你我在不同的立场或感官里,因为我们可以……我们可以说:“哦,我要做某件事。”我们心里是那个意思,但环境可以兴起,我们不能做我们说过要做的事。但神不可能那样,因为他是无限的,他知道一切,一切过去的事,将来的事或……所以他不可能做出一个声明,除非他能支持那声明。

11

亚伯拉罕,他一百岁的时候,称无仿佛为有。我这样说是鼓励那些要接受祷告的人、病人。亚伯拉罕称无仿佛为有,以为做出应许的神能做成,或是持守他所应许的事。呐,当神告诉亚伯拉罕时,他七十五岁,撒拉六十五岁,说他们会有一个孩子,嗯,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他相信这话,仰望那孩子,在孩子到来前的二十五年就当那孩子已经在那里一样。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九十岁时,孩子出生了,因为他相信神。他称无仿佛为有。

12

呐,对要接受祷告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也是这样。不管你的病是什么,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病,多么严重,当你接受基督和他的道时,你就称那些东西仿佛无有,如果它们违背了神的道。呐,神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雅5:15]哦,如果神那样说了,问题就解决了。然后让我们的心思、盼望和行为就好像事情已经成就了一样。当我们接受时,事就已经成了。

13

救恩也是一样。我们相信,接受,心里相信,走到神面前,接受基督作我们个人的救主,接受他。如果今早你在这里,是个罪人,没有得救,你想要得医治,你病了,先寻求主,接受他作你的救主,然后那病就会解决。不管是什么,只要把你全部的思想(你拥有的一切)放在这位基督耶稣身上,其它的一切都会好的。

14

现在你们要牢记这点,因为我说这些话是为了那些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所以我今早要讲教会及境况。因为我感到虽然神的医治了不起,但当我在什里夫波特时,我在那里十一天当中只有大约三场医治聚会,三场,也许至多四场。向人的魂传道比花很多时间在神的医治上更重要。虽然人们病了、有需要,神能医治他们。已经在全世界印证了神医治疾病。但首要的是对那些永远不死的魂。身体会死;但魂永远不死,我们必须持守那个准则,跟神和好。

15

我经常这样说。我想要一切事都解决,因为那天早上当我走下河时,我不想要在那里有任何麻烦。我想要手里拿着票,等候我的名字。克里奇弟兄,我想要像古时的保罗一样说,“我认识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当主从死人中间呼叫时,我要从尘土中出来。我想要认识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

16

呐,他是这本书的作者,让我们向他低头俯伏一会儿。

神,我们的父,我们现在来到你面前,祈求你向我们打开你的道。我们可以翻开书页,但只有圣灵能打开这道。父啊,今早向我们打开它,将你丰丰富富的恩典赐给我们。我们等候你。愿圣灵进入这道中,借着人的嘴唇把道分发给人的心,愿圣灵拿起道,照我们所需要的放在每一颗心里。当聚会结束,我们准备回家,我们要谦卑地低头,为我们从你所学的一切和你给我们做的事将感谢和赞美归给你。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17

翻到《约翰福音》1章,读神的道,你们有圣经的,跟我一起读,或记下来作一个主题。我们从神的道中来读这主题,然后祷告,求圣灵从这道中取出上下文赐给我们。我们可以读这道,我们能读的人都可以读,但只有神能带出上下文。我们可以读主题,因为它是神的道,但上下文必须由神赐下。呐,在《约翰福音》1章,我们从28节读起,一直读到32节。

28这是在约但河外伯大巴喇,约翰施浸的地方作的见证。29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界罪孽的。30这就是我曾说:’有一位在我以后来、却成了在我以前的,因他本来在我以前。’31我先前不认识他,但为要叫他显明给以色列人,我就来用水施浸。”32约翰又作见证说:我曾看见圣灵,仿佛一只鸽子从天降下,住在他的身上。
我想再读一遍最后那节,32节。
32约翰又作见证说:我曾看见圣灵,仿佛一只鸽子从天降下,住在他的身上。“
18

呐,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这道。我想要你们尽可能领悟每一个字。你们后面的能听得见吗?好的,你们后面的能听见我吗?如果能,请举手。很好。

19

呐,今早我想用比喻对你们讲,以这里大多数不是教会人士的人也能明白的方式讲。呐,我们来教会是要使自己变得更好。我们来,要使自己成为更好的人、更好的基督徒、更好的公民、更好的父亲、更好的母亲、更好的邻居。我们来,因为基督已经告诉我们,如果我们来,奉他的名求任何事,无论我们在哪里聚会,只要有两三个人,他就与我们同在,应允我们。今天对我们来说,还有什么比知道我们在教会里改善自己、拓宽自己的知识更多更好的事呢?多少人愿意说:“那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们看看。“我想要更好的知识。”我们不能……我们不可能有更好的知识,除非……

如果我们要有神的知识,它就必须来自神的道,因为神赐给我们喂养我们饥渴的魂的东西就是这道。圣灵被差遣,拿起神的道,用道喂养我们。你明白吗?瞧,我们……圣灵从神那里差来,拿起神的道,照我们所需要的将道赐给我们。呐,我很高兴神像那样做出了预备(不是吗?),他要喂养我们。
我们是主草场上的绵羊。我们要讲一下这个:绵羊。我们是……神的三重属性,当他能完全掌管我们时,他就能带领我们和引导我们。
20

呐,这样做会大大地蒙神喜悦;当神差耶稣到地上时,神喜悦用一只动物来代表他,这动物就是绵羊羔。追溯到起初在伊甸园的时候,为了预示耶稣的到来,神以一只羊羔为祭牲,作为替代物,预示基督的到来。呐,我常常纳闷,神为何要用一只动物或牲畜来预示基督呢?但后来我们发现,神之所以选择羊羔,是因为羊羔是地上所有造物中最柔和温顺的。一只小羊羔如此清白无辜,无法靠自己存活,毫不傲慢,没有一种动物比它更柔和温顺的。羊羔是一种柔和温顺的造物,当神要向世人表达基督时,就用羊羔来代表他。

21

呐,但当神,父神,耶和华,要在天上代表自己时,他就用天上飞的一切鸟中最温柔谦和的鸟来代表自己:那就是鸽子。没有比鸽子更温柔的鸟。我深入地研究了鸟的生活和野生动物,鸽子是很古怪的鸟,有别于天上飞的其它鸟。鸽子是个佳偶;鸽子温柔。鸽子没有胆汁;它是鸟类中唯一没有胆汁的鸟。那是你在麦粒和稻谷附近以外的其它地方永远看不到鸽子的原因。

22

呐,方舟里有鸽子。在圣经的许多地方,鸽子都被描写成圣灵的象征。在圣经的许多地方,羊羔也被描写成基督,在《启示录》,一路到《创世记》,鸽子也是如此。

在《创世记》中,鸽子在方舟里,跟空中的其它飞鸟一同落在栖木上,其中之一是大乌鸦,乌鸦。乌鸦是地上最卑鄙的鸟之一:我想乌鸦和松鸦是我们所能找到的最卑鄙的鸟。乌鸦是寿命很长的鸟,他们宣称它有时候能活两三百年,乌鸦……鹦鹉活得比它更长。
23

但鸽子是没有胆汁的动物,或鸟。呐,乌鸦可以落在地上吃死的尸体。你永远看不到鸽子会在死去的尸体周围。它受不了。尸体的臭气进入它的鼻子里,它受不了;那臭气使它作呕。它们实在无法忍受任何变质、腐烂的东西。它们无法忍受,所以鸽子不可能吃它。如果鸽子吃它,马上就会杀死鸽子,因为消化食物的是胆汁,流入胃里,消化食物。如果没有胆汁进入胃里消化这食物,它就会杀死鸽子。所以你总是发现鸽子在清洁东西、健康东西的周围。

24

呐,乌鸦不一样。呐,所有的……注意,乌鸦是伪君子的预表。乌鸦可以落在死的尸体上,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又飞到田里,也吃麦子。但鸽子不能吃了麦子,又飞到死的尸体上。

一个伪君子,一个人可以是伪君子,然后也吃属灵的东西,吃好东西和坏东西。但一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无法容忍错误的东西,只能吃好东西。注意。当你看到一个人去跳舞,出去喝酒,出去生活在罪中,又回到教会,像圣徒一样叫喊,他的本质还是个食腐动物;他既可以吃腐烂的东西又吃好东西。但真基督徒再也不能容忍那些东西,因为他已经出死入生了。想到那些事,马上就会谴责他,谴责他以至他转过脸走开。哦,何等的图画!
25

呐,绵羊羔是非常温柔的小家伙。它不……它无能为力。它不能靠自己生存,因为它无能为力。不久前我经过我过去巡查的牧场,发现了一只小羊羔,不知怎么的,所有的羊都离开了它,它被缠在一堆有倒刺的电线里。可怜的家伙躺在那里,流着血,咩咩叫。我经过,看见在上面大约半英里远有一群绵羊。呐,羊羔躺在那里,如果我们不把它解救出来,很快乌鸦就会啄掉它的眼睛。我解开这小家伙,把它抱在怀里。它从未拒绝,很安静地躺着。我把它抱在怀里。也许是第一次有人按手在它身上,但它是温柔的,它愿意受带领,愿意受帮助。我希望你看到这点。它不愿意抵制,或踢啊咬啊。羊羔不踢,不咬,只是谦卑自己。这个小家伙,我把它抱起来,放在其它的绵羊中间。几分钟后,它的妈妈找到了它,它多高兴啊!呐,那预表了神的羔羊。

26

你知道,他们去的宰杀绵羊的地方,你知道是什么领绵羊上去屠宰场吗?是山羊。但山羊会把绵羊领上屠宰场的斜道,然后就在它把绵羊领上斜道的时候,跳出去。但是,哦,人们说,当它们要杀山羊时,它踢得非常厉害。瞧?

魔鬼就是这样做的。他想方设法把神的儿女领进最卑鄙的地方,但当到了他要死的时候,他就踢得非常厉害。魔鬼就是这样做的。有时候,某个样子奇特的女孩或某个带着一包烟、一瓶威士忌的顽皮男孩,把一个小女孩或某人羊圈里的羊羔领到了错误中,也是这样。“哦,没关系。那些假正经的教会人物没什么。”但要是让死亡临到那男孩一次,你在整个地区都能听到他在哭嚎喊叫。魔鬼就是这样做的。
27

但绵羊羔是非常温柔的,可以被带领。那就是神用羔羊代表基督、用鸽子代表自己的原因。约翰在约旦河给耶稣施洗的那天,曾经发生的最伟大的事件之一,在那里发生了。注意,太美了!羔羊,地上所有创造物中最温柔的;鸽子,天上飞鸟中最温柔的,呐,那是他们能联合的唯一方式。那是鸽子能落在羔羊身上的唯一方式。呐,当鸽子落下来时,约翰看见了耶稣,他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说:“我曾作见证,看见神的灵仿佛鸽子落下来,住在他的身上。”哈利路亚!就是这样。鸽子和羔羊联合在一起。那是神与人成为一的时候;那是天地彼此拥抱的时候。哈利路亚!那是神成为肉身的时候;那是神从灵的样式降下来,成为一个人,住在我们中间的时候。那是整个永恒互相拥抱的时候;那是亚当堕落的族类和耶和华神与每一个天使聚集的时候,在约翰给耶稣施洗的那个伟大纪念的日子,是神与人成为一的时候。呐,如果他们是一只狼,会怎么样呢?甜美、柔声细语的鸽子决不能站在狼的旁边。

28

有什么比黄昏时听一只鸽子落在那里柔声细语一会儿更美呢?当我失去妻子、婴孩之后……我不愿让任何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常坐在我的旧车里,在路上驾驶,去到胡桃脊墓地,站在一棵树旁,俯看坟墓。我实在放不下她们。似乎我无法忍受下去了。我想,我八个月大的婴孩躺在那里。她过去常举着手,向我伸过来,我会向她嘟嘴巴或说什么话,她就会“咯咯”笑,伸出小手。我坐在一棵树旁,特别是当到了晚上的时候。常有一只鸽子落在灌木上;它会发出咕咕声。哦!我曾想知道那是不是我婴孩不死的魂回来,想要对我说话。没有比那鸽子的咕咕声更甜美的东西,它太可爱了。它带来好情绪,竭力要带来和平。一大早起来,去到离我住的地方很近的灌木丛里,在那里聆听是何等平安的情形啊:那些鸽子落在那棵高大的树上,向对方咕咕叫着。

29

那天在考克斯弟兄的家里,一只老母鸽带着两只幼鸽。它们落在屋顶上,猫抓不到它们。老母鸽会喂养它们。后来母鸽落下来,把它们接走,让它们落在树上,它们落在那里,脖子靠着对方,咕咕叫,两只温柔的小鸽子整天展示亲密。

我想到神(鸽子是如此可爱的鸟)和鸽子,神想要跟他的人类示爱。神想要被爱;神想要爱你。“神爱世人,甚至赐下他的独生子,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主是应当称颂的!神想要示爱,他必须使一样东西可爱。他必须使一样东西像他自己一样温柔。他必须使一样东西能够被爱。他必须照他自己的性情造一样东西。
30

你不可能爱没有你自己的性情的东西。爱必须跟爱联合。如果丈夫和妻子要获得成功,他们必须彼此相爱。如果家庭要获得成功,他们必须彼此相爱。东西要被爱……你到处寻求,要找一个女孩做你所爱的妻子。她也寻求,找一个她能爱的丈夫。

神寻求,努力找一个他能爱的魂。所以他在地上用温柔的鸽子和温柔的羊羔来代表自己。如果那只羊羔一披戴上咆哮的狼的性情,那只鸽子马上就会飞走;它必定会离开。
31

但羊羔,它没有自己的大主意。羊羔是一样东西,当它迷失时,它就会迷失得毫无希望。绵羊找不到回去的路。那是山羊能领它到死地的原因。一只迷失的绵羊找不到路。那是神把我们比作绵羊的原因。当我们迷失了,我们就迷失了。我们没法找回自己。找回自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将自己交给羊群的牧人,让他做带领的工作。

32

呐,我注意到这只羔羊和绵羊在一起,哦,是羔羊和鸽子在一起,他们成了一。注意鸽子怎么带领羔羊即神的儿子。他太温柔,知道他要去屠宰场。他太温柔,从不想自己做事,不想自我满足。他说:“我不做什么事,直到父先显给我看,父住在我里面。”

33

呐,羊羔的另一件事,羊羔愿意交出它的权利。呐,神想要我们是羊羔,但太多的时候我们不想交出自己的权利,不想放弃自己的权利。你们有太多的人说:“哦,我有权利,伯兰罕弟兄。”那是真的,但你愿意放弃你的权利吗?你愿意交出你的权利,让神能带领你吗?那是今天我们大多数教会的问题,神羔羊的温柔……我们本该是羊羔;但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羊羔所拥有的东西。我们一有那个态度,那就是圣灵的鸽子飞走离开的原因。

34

如果神的羔羊像狼一样发出第一声咆哮,或做任何违背温柔鸽子所允许的事,鸽子就会飞走。它马上就会离开。

那就是今天我们奇怪,五旬节派教会出了什么问题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取了不同的性情。我们取了一个性情:“我们想要我们的权利;我们要做我们知道有权利去做的事。”我们变得傲慢;我们变得敌对;变得冷漠。我们让脾气进来;让自私进来。
35

一只羊羔,当它来的时候……它有自己的羊毛;那是它的权利。它有羊毛,但人们把羊羔赶来,把它放在木砧上,绑住它的腿。它从不踢,从不闹。你剥夺了它的权利,因为它是羊羔。它不能做别的事,因为那是它的本性。你拦住一个基督徒的道路一次,就会发现他是羊羔还是山羊。你会发现他是什么;阻挠他一次。那是今天我们的众教会处在现在的境况中的原因。

36

我们自称是神的羊羔。男人女人都开始各种的举止,却不像是神的羊羔。你看他们穿着短裤、剪着短发、头发上插着各种花饰走在街上。几年前,你们称……他们……他们那么做,你不可能雇用他们。你纳闷为什么教会处在现在的境况中,是因为你接受了狼或山羊的性情,而不是持守温顺柔和。你说:“那是我的特权,伯兰罕弟兄。”我知道那是你的特权。“理发师理发。只要理发师理发,我不就有权利吗?”是的;那是你们美国人的特权。但你愿意交出它成为羊羔吗?你愿意交出自己吗?

37

你们女人,不久前,你们走在街上……看到女人今天穿戴的方式,真是荒谬。我不是讲长老会和卫理公会,我是讲你们圣洁派的女人。走在街上,那是……

我有一个小十字架挂在我的车前,有人对我说:“比尔,你知道那是天主教的象征吗?”
我说:“什么时候天主教徒用十字架作象征了呢?”从来没有。那不是天主教信仰的象征;那是基督徒信仰的象征。天主教的信仰是一位死去的圣徒,马利亚或某个他们敬拜的死人。我们不敬拜死人。我们不敬拜圣塞西莉亚和所有不同的圣徒。那是天主教,是招魂术的高级形式。但十字架代表那位死去又复活的主。
我说:“我把它挂在那里,看着街上。二十五年或三十年前,当时我几乎失明了,我答应神,如果他医治了我的眼睛,我就看正确的东西。”我说:“你往任何地方看,都是那样不三不四、穿着半裸的女人,赤裸的女人躺在院子或任何地方。我看十字架而不看那个,记起基督为我受死的目的,转过头去不看属魔鬼的东西。”哈利路亚!
38

那是人。不要说那是长老会、天主教;那是五旬节派。阿们!你说:“我有权利,伯兰罕弟兄。”是的,但如果你是羊羔,就会放弃你的权利。当你去那样举止,圣灵,温柔的鸽子马上就飞走了。他不肯跟你一同蒙羞。不,不,不。你决不要认为你可以那样举止又留住圣灵。你不可能那样做。圣经那样说。你必须放弃你的……嗯,你说:“其他的女人那样做。”

39

你们男人,可怜、渺小、没有骨气、娘娘腔的家伙,你们任凭妻子做那样的事,表明你是由什么组成的。那是你没有像你所宣称的那样拥有圣灵的原因,否则你身上就会有足够的东西使她举止像个女士,只要她还跟你一同生活的话。阿们!那听起来老式、尖锐。但那正是今天教会所需要的,就是一次老式的、圣灵清洗,坚持,戒除,借着圣灵烫平。肯定的。

40

世人进入了何等的境况中,他们走在街上举止失常。星期三晚上你把脑袋伸进电视里,不肯去教会,竟然……嗯,这个国家没有一个孩子不知道有关大卫·克罗克特的事。那个肮脏的谎言,说他三岁时杀死了一头熊;你知道那是个谎言。但你任凭你的孩子脑袋塞满那些东西。不到百分之一的人知道有关耶稣基督的事。是因为这个世界完全被污染了。这个国家是如此荒谬,远离神,弃绝了圣灵。

哦,你说:“我去教会叫喊。”你可能那么做了。但当神温柔的羔羊在你心里安居,使你洁净自己的生活,举止像判若两人之前,模仿基督信仰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益处。你必须拥有它。阿们!
41

不久前,我走进一个家庭,去探访一个病人,有位女士躺在那里。一个小奥斯瓦德走进来,帽子耷拉在脑袋上,说:“妈妈,饭好了吗?”

女士说:“亲爱的,今早我们没有时间做饭。我给你准备了三明治,还有几个橙子。”
男孩走过去,抓起一个橙子,看着,咬了一口,用力砸在墙上;果汁流了出来。他说:“如果你这地方只有这些东西,我就出去。”类似那样。
我想:“神啊,他应该落在我手里大约五分钟。”老兄,我会扒掉他的皮,让他永远记住皮被扒掉了一样。但他们躺在那里,可怜幼稚。他需要的是一次老式、美好的剥皮。那是我们需要的,老式的家,一些传道人站在讲台后面,传讲真理,把真理放在它所属、被带领的地方。阿们!是真的。哦!
42

小马利亚跺着小脚,翘着小鼻子,把涂了蜜丝佛陀的玫瑰色嘴唇噘在空中,昂着小脑袋,走出屋子,何等的耻辱!那是个何等不顺从的孩子!圣经说他们将是那样。经文说他们会那样。他们会怎样举止,会怎样行事,今天发生在世上的事,是因为他们叫圣灵担忧地离开了。

43

那是几年前。几天后,我要去庆祝,五十年前的这一年圣灵第一次降临在美国阿苏萨街的聚会上,在洛杉矶五旬节运动的聚会上,人们聚在一起,有了圣灵的第一次降临。当基督降在那些人中间时,他们相当温柔,相当平安。他们过着敬虔的生活,过着牺牲的生活。他们愿意交出;他们愿意被圣灵带领。他们不管人们怎么说他们是老古董,是不是说他们疯狂,或有关的一切,他们愿意被圣灵带领。

44

但今天,哦,带着粉扑和化妆盒,穿着短裤,走在街上,嗯,那是耻辱!还自称拥有圣灵?哦,你说:“可是我说了方言。”是的,魔鬼也说方言。“哦,我叫喊了。”魔鬼也叫喊。魔鬼能模仿神的一切东西,除了爱,他不能模仿爱。是的。

45

接着,首先你知道,当你开始做那些事,你降低了栅栏,开始妥协;教会开始有小派系进入他们中间,这个说:“你知道,牧师是某某某,或者执事是某某某。”首先你知道,你听从了那个。那是你有那么多麻烦的原因,是因为你开始听从魔鬼,得到一声咆哮,而不是听从温柔的鸽子即圣灵,神的鸽子会带领你,引导你,爱你,祝福你。

46

你一旦有那样的脾气发作,鸽子马上就飞走了。是的。他无法忍受;他的性情不一样。哦,他根本无法忍受那个。你开始议论你的邻居。他无法忍受;他不愿容忍那个,就飞走,离开了。他再也无法忍受了。鸽子是温顺的。鸽子是柔和的,鸽子,他们无法忍受别的东西,除非是同样的性情。

47

呐,神可以使你成为性情不一样的男人女人;他可以赐给你不一样的性情。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对此能做什么呢?”只要再成为羊羔。只有两种动物能合作,就是鸽子和羊羔。鸽子不会去到羊羔以外的其它东西那里。如果你成了一只山羊,就要让那个老山羊的灵离开你。是的。如果你成了别的东西,就要让那东西离开你。如果你开始成了一个说闲话的人……

48

一次,我在某城尽我所能地传道,那里有几千人。我做了祭坛呼召。我想我讲到了所有的犯罪领域;我涵盖了我所能想到的一切。那天晚上,聚会结束后,一个非常拘谨的女子走过来;她说:“哦,伯兰罕弟兄,我确实高兴你今晚没有提到我。”我想:“那一定是个真基督徒。”

她说:“你今晚没有提到我。”
我说:“哦,女士,我当然高兴听到这话,你一定离神的国很近了。”她踮着脚走了。
有个年长的女士站在那里,我说:“喂,你认识那妇人吗?”
“认识。”
我说:“她一定是个真基督徒。”
她说:“伯兰罕弟兄,你今晚没有提到一件事,就是说闲话。她是整个地区最主要的说闲话者。”就是这样,是那样的。瞧?
49

但当你碰到那样的一件事时,不管传道人在台上有没有提到它,当你看到那些世界上的事,只要你容忍它们,你就离开神了,圣灵也必离开。那是聚会不能像过去那样的原因。那是巡回布道会今早没有在我教会诞生的原因。那是大帐篷聚会在这地区附近没有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叫神温柔的鸽子担忧地离开了。是的。只要我们那样冷漠,只要我们在诽谤,“我们要自己的那一套,”他就不会跟我们同住。

50

呐,我要你注意:绵羊羔是安静的羊羔。圣经说:“他不开口,像羊羔在剪毛的人面前,他不做声。”他不开口。他不是一个想要自己权利的人。是的,先生。他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他是一只安静的羔羊。

但今天,哦,我们想要我们的分歧。哦!“我告诉你,你只要让人对我说一件事,我就过去找到他,老兄,我要抨击他。当我看见她时,我要告诉那个伪君子。你只要等我见到她。赞美神,哈利路亚!嗯。”鸽子就飞走,离开了。是的。只要你有那样的感觉,圣灵就不再与你同在了。把这话记在你的书上。圣灵决不会留下来。圣灵不会留在那种灵所在的地方附近。必须是羊羔的灵,温柔的灵,不然圣灵就不会跟他留在一起;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不温顺柔和,不被圣灵带领……若是任何事兴起,圣灵甚至不会理睬,只管继续走。瞧?他转过去的那一刻,你知道,那就是……
51

你转过去……你知道,第一个罪就是从一个转过身去一会儿的人开始的。你知道吗?圣经那么说。夏娃转过身去一会儿,听从了撒但所说的话,撒但画了一幅对她来说非常漂亮的画,以至她竟然以为那是真理。她听从了撒但。

魔鬼想要你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转过身去一会儿。他可以画一幅画,说:“呐,瞧这里。你知道,弟兄,你知道,姐妹,如果他们是正确的那种人,他们就不会做这事。如果他们在这里做这事,你知道。”撒但可以使它对你是如此真实,以至成了一个真的事实。是的。但记住,那是魔鬼。
我不管他们多么下贱,他们陷在罪中有多深,你的事是拥抱他,用神的爱把他们举起来。当神的鸽子把你从肮脏的泥土中举起来时,你在哪里呢?我的朋友,那是你的事。这世界渴望能得到一点爱。
52

我还要你注意这动物,这只小动物;它是一只安静的羊羔,因为它没有……他被骂时,不还口。他没有责骂、举止失常、争吵、焦虑、乱来,他没有那样做。当有人……他被骂时,不还口。他不开口。

但你让人对你或我做一件事,哦,我们就像一只吃了大号铅弹的癞蛤蟆一样爆炸了,像一只老鹅一样膨胀了。“我现在告诉你,他又像那样踩到我的脚趾了,我永不再回到那个老教会了。是的,先生。赞美神!哈利路亚!拿撒勒派会接受我;天路圣洁派,他们会接受我。哈利路亚!我再也不需要那样做了。”是的,鸽子飞走了。
53

“你知道吗?如果那个伪君子去那教会,我就永不再去了。赞美神!我永不再去了。”当这种想法攻击你时,它像嗥叫的老狼,鸽子就飞走了,没错。圣灵便离开了。

接着你纳闷,自己到底出了什么事?你纳闷,教会出了什么事?你纳闷,你自己出了什么事?为何不像往常那样得胜呢?因为你的性情变了,成了山羊,不再是绵羊,你成了绵羊以外的东西了。
你必须得到那真正温柔的圣灵。“无论何处,愿圣灵引导我;神啊,我爱每个罪人,不管他们在哪里。”人的内心,你的魂,若走到这种地步,你就必看见某事发生。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有什么办法解决这点呢?”有的,只要成为绵羊羔,这就行了。你说:“哦,伯兰罕弟兄。”
54

那天晚上我在什里夫波特遇到一个年轻女士。聚会结束后,比利和我去一个地方买三明治。一个年轻漂亮的妇人进来,也许是个年轻女孩,二十来岁,类似这样,穿得很好。她坐下来。我注意到她不停地往那边看。我继续吃着。几分钟后,一个女士进来,她说:“你好吗?”对她说话。我知道这女士是那里的戴维斯姐妹,她和另一个女士来自生命堂,我跟她们很熟;她过来跟我说话,走了。然后坐在对面的年轻女士说:“伯兰罕弟兄,今晚那是个很好的信息。”

我说:“你好吗,姐妹?”我说:“非常感谢。”我说:“你是生命堂的一个成员吗?”
她说:“是的。”她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我本可以在唱诗班里唱歌,但他们在那里做了一个限制。”她说:“我受过多年的唱歌训练,等等。我唱独唱,唱某些东西。但是,我不能唱了,因为他们有了……他们有了一个限制:涂脂抹粉的女人不能在唱诗班里唱歌。”
我说:“哦,为生命堂而赞美神。”
她说:“哦,我告诉你,伯兰罕弟兄,”她说:“我是个基督徒。”
我说:“呐,姐妹,回家去清洗你的脸,不管你做什么。”我说:“你是要告诉我你会任凭那样的东西,涂那样的一些东西在你脸上吗?”
55

我可以向你证明那是从魔鬼来的。我可以向你证明没有东西……它的起源是异教徒。只要你涂那些东西,那是异教徒的记号。呐,我刚从非洲回来,我到过霍屯督丛林,清楚地发现耳环、所有那些东西、那一切是从哪里来的,你们的脖子、耳朵等等上缠着许多珠宝,是从哪里来的。那是异教徒。圣经不要基督徒做异教徒。你不要……我没有说因为你那样做你就是异教徒,但你使自己看起来像个异教徒。那是因为你的牧师没有告诉你真理。圣经这么说。

56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想如果我留短发,会使我凉快,诸如此类。”是的,但如果你有长发,就更凉快了。把长发从你的脖子上收起来,卷起来,使它合宜。

嗯,你知道圣经说如果妻子剪掉头发,男人就有权利休掉她,跟她离婚吗?如果她剪头发,这表明她对丈夫不忠。圣经这么说;《哥林多前书》12章,看看对不对。她……一个剪头发的女人羞辱她的头即她丈夫。如果她是羞辱的,就应该被离弃,被休掉。是的。但是,瞧,牧师从不告诉你那些事。那是你像现在这样做事的原因。圣经说男人……
57

不久前,有人写信进来,说:“伯兰罕弟兄,女人所穿的这些女衬衫,是那样的……你几乎再也找不到女衬衫了,我们基督徒女人穿这些涤纶、尼龙或不管什么,可以吗?”

我说:“瞧,姐妹,有一件事。这件事是真的。你可以这样做:如果你买不到一件,他们还卖缝纫机,你可以做一件。”我说:“是的。做一件看起来……”我相信,你知道,你心里是什么,就表达什么。你这么做,你这么举止,表明在你里面是什么。
58

那是教会周围有这一切的咆哮、争吵、诽谤、反咬和举止失常的原因,拆散教会的就是这个。这表明魔鬼进了你们里面,表明圣灵离开了你们。呐,我知道那从你们一些人身上烧出了焦油,但应该这样,应该……那是说这话的目的,不是要聪明,不是要自作聪明,而是告诉你麻烦在哪里;因为有一天我要站起来,为你交账。你这样做、这样举止的原因,表明了你是什么。如果你有个一下子就冒火的旧脾气,从这里出去举止失常,或批评,或粗俗,诸如此类,这表明它是从哪里来的。

59

现在只有一件事要做,就是让那东西离开那里,鸽子就会回到你心里。当鸽子出了方舟,被放出去。但它又回来敲方舟的门,直到挪亚让它进去。圣灵在这里;圣灵想要进来。那是今天圣灵没有永远离开你的原因。他就落在某处的树枝上,准备飞回来,进入你里面,赐给你过去所拥有的仁爱、喜乐、和平。肯定是的。他准备这样做;他想要这样做;他渴望这样做。但你不肯让他这样做。

60

呐,我不是对你们陌生人说;我不知道你的牧师怎样……我是对伯兰罕堂的人说。我不是对你们从其他教会来的人说;我是对伯兰罕堂的人说。那是这附近的问题所在。

使鸽子飞走的就是这个。只要让人在教会周围开始一件事,第一件事,“哦,是那样的吗?哦,你不是那个意思吧?”那时圣灵就离开,飞走了。他实在无法忍受那种灵。只要那羊羔的性情离开你,圣灵就走了。是的。那是今天的问题所在。那是人们处在现在的境况中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让错误的灵进入他们的心里,进入他们的生命里。呐,那是我们有麻烦的原因。
圣经说那是我们中间有这么多疾病和病痛的原因,是因为这样的事。我们必须温柔;我们必须安宁;我们必须是羊羔,好让鸽子可以跟我们同住。
61

呐,记住,鸽子会来。他说:“哦,伯兰罕弟兄,不要告诉我说我从未领受圣灵。哈利路亚!晚上……一个晚上在那里,当他进来时,我就能继续行走。”肯定的,那是他。“哦,我感觉太好了;我感到我可以找到树上的每一只鸟,拥抱它,爱它。对我做过任何事的最卑鄙的人,我感到我能拥抱他们,搂住他们。哦,伯兰罕弟兄,我感到……”肯定的,那是圣灵。

但是你瞧,他不能住的原因。当时你是一只羊羔;但当你成了狼时,他就得飞走了。鸽子没有任何问题;那是你,你让那个灵临到你,“伯兰罕弟兄,我允许它了吗?”是的,当你去听从那个闲话,当你听从那个谎言,当你去说:“哦,我有一个权利。”
62

你没有权利。你是用代价买来的,那是神儿子血的代价。你没有合法的权利。哈利路亚!你拥有的唯一权利,是来到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的泉源,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是的,先生。那是你拥有的唯一权利,就是把自己的意愿交给神,从那以后神做带领的工作。就是这个导致聚会……就是这个导致那么多的怪事。圣灵会去一个地方……圣灵说:“这不对。停止聚会;到那边去。”弟兄,我也停止聚会,走过去。是的,因为你必须被神的灵引导。被神的灵引导的唯一方式就是保持温柔,而不是知道许多东西。

63

哦,你以为:“我知道很多。”是的,你让自己的脑袋兴奋起来,那不起作用。你知道所有的书、所有的答案、所有的希腊词、所有的希伯来词,以至于没有地方让鸽子能栖息。是的。但你知道这一切;鸽子不能引导,因为你知道得太多了。

羊羔没有宣称知道任何事。它必须有别人带领它。荣耀!是那样的。不知道任何事。阿们!我知道的唯一的事就是基督耶稣受死,为要拯救我。
64

有一个人走过加利福尼亚,他前面有个牌子,写着:“我为基督成了愚妄人,”背面写着:“你是谁的愚妄人呢?”是的。对世界成了一个愚妄人,使你可以被圣灵引导,因为神的儿女是被圣灵引导的。《罗马书》8章1节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是那些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就不定罪了,”不随从狼,乃随从鸽子。阿们!

65

道格过去常唱一首歌:

我一路天天充满爱,
有天上鸽子与我同在;
我一路要歌唱,我一路要欢笑,
我一路天天充满爱。
当他们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成为羊羔时,那对伯兰罕堂、其他任何教会,或任何个人来说,是多么平安的日子啊!
“什么问题,伯兰罕弟兄?”
回到羊羔;回到温柔;回到什么也不知道;回到把自己交给基督。不要尝试,不要试图知道任何事。只要柔和、安静、谦卑、温顺地行走,鸽子必引导你。但不管何时起,你开始听从那个闲话,不管何时你开始冒出那个脾气,不管何时你开始认为你有权利做这做那,鸽子就飞走,离开了。你就再也没有他了。呐,教会,今早他离你并不很远。他就落在和平的枝子上,等候你的性情改变。阿们!
66

今天你需要的是交出你的一切权利,让神把你放下,剃除你的一切权利。阿们!你能想象一只小羊羔,全身挂着羊毛吗?那是它的权利,是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模仿喘气的羊羔。]精疲力竭,然后躺在剪毛台上。他们知道什么对羊羔最好。除掉它所有的权利,把羊毛剪光,它跑得多凉快、多轻松。嗯,它快乐,到处跳,有大好时光。是的,先生。如果你放弃你的权利,你得到的就是那个。但你必须放弃你的权利,让神的道从你身上剃掉整个的世界,除掉世界上的一切习惯,你就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

67

不久前,在非洲,我正跟一个老圣徒交谈。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你相信超自然。”

我说:“当然,我的弟兄。”
他说:“几年我常以为我是个人物。我以为我真是个基督徒。”他说:“在我们的教会里……我必须爬上一座山,我把我的小车停在那里。我必须爬上一座山,哦,大约有三、四百码,绕过灌木等等,上去。我们在那里有祷告会。我以为我真是个基督徒。”他说:“我通晓整本圣经。我研究了所有的希伯来文,研究了所有字的正确发音。任何人走向我,我都可以[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头。]像那样跟他们谈论圣经。我知道我在谈什么。”他说:“一天晚上我上去教会。我们教会有许多冲突。小团体互相反对对方。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兴起的。”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在我上山的路上,我正走着,突然我意识到有人在跟着我。”他说:“我想,不管他是谁,我要等一下,让他赶上来,当我们走在路上时,我可以跟他们交谈。”你知道,那是一件好事,你只要等一会儿。他说:“当我走上山时,我上了山顶。一个人走上山,那人背上有一个比他大很多的包裹。他正喘着气,呼着气,步子很小,努力往上走。我说:’伙计,我能帮你把这包裹背上山吗?’他说:’不,我必须背它。’我看着他的手,我知道那是个异象。他手上有伤痕。我俯伏在地,说:’主啊,你那袋子里背的是世人的罪吗?’他说:’不,我只是在背你的罪,带你上山,好让你能起来。’”
事情就是这样。只要我们环顾四周,就会发现他正在背着我们的罪。这不使你感到渺小吗?我们邪恶、残忍的心,只因为我们能那样做……
68

不久前我在打猎。你们知道,我喜爱打猎。在那个地区有个邪恶的人。[原注:磁带空白。]他是个邪恶的人。他过去常取笑我,因为我不肯射杀母鹿和幼鹿。我说:“那是残忍的。”我说:“为什么你不作一个真正遵守规则的猎人,射杀老公鹿和那些老了、快要死去的动物呢?神把它们赐给我们;让那些年轻的母鹿和等等活着。”

他说:“噢,传道人,你心软,”不断地那样跟我说。
我说:“瞧,如果我饿了,想要一只幼鹿,我相信神会让我得到它。但射杀它只是要自我显摆,”哦,他会装满一车的。他去做了一个哨子,某种口哨,他能吹口哨,听起来很像一只幼鹿在叫。一天,我们一起在丛林里。我为他感到羞耻,我说:“我为自己感到羞耻。”若是可能,他一次杀了八或十只幼鹿、母鹿等等,只是要自我显摆,也许割下后腿肉,把剩下的丢在那里。我说:“你不应该……”
“噢,”他说:“你们传道人太心软了。”
69

一天他站在丛林里,拿起口哨吹起来,听起来好像一只幼鹿在叫。正当他那样吹时,一只漂亮的母鹿探出头,走了出来。你可以看到她棕色的大眼睛在看。她受了惊,四处观看着。猎人蹲下来,举起来复枪要射母鹿。母鹿看见了猎人。但是,你知道,那只幼鹿的叫声,母鹿没注意那支枪。它正在寻找幼鹿,幼鹿有麻烦了。你知道,那展示了真正的母性和母爱,母鹿面对死亡朝着枪,看着枪口……你知道,那个展示太伟大了,让他清醒过来;他丢下枪,往后跑过来,抓住我的手臂,说:“比尔,我受够了这个。”当他看见那母亲英雄气概般的展示……

哦,当世人看见神的爱的展示和我们人心里的英勇,那将是何等的差别啊!当我们让神的鸽子以温柔来到我们的心里,使我们温柔……
在那里的灌木林中,我站在那里,为那个伙计祷告,带领他归向了主耶稣。从那时起,他成了一个遵守规则的好猎人。
肯定的,他以为他有权利;他要做他想做的事。“那些鹿在我的地盘上;如果它们想吃的话,它们会在那里吃我的苜蓿。”
我说:“是的,但那么做没人性。”你必须放弃你的权利。神啊,求你怜悯,使我们愿意。
70

不久前,哦,大约一百年前,有个了不起的基督徒住在美国西南方。他的名字叫但以理·柯里,一个很好的人,一个敬虔的人,一个成圣的人,一个真基督徒,一个大家都认为是个非常好的人。据说,他死了,或魂游象外,他说他上了天,当然,是他死了的时候。当他到了珍珠门时,看门的走到门口,说:“你是谁?”

他说:“我是传福音的但以理·柯里。我为基督赢得了成千上万个人的魂。我今早想要进去。我的生命在地上结束了;我现在没地方去。”
71

罪人,某个早上它也要这样临到你。后退者,它也要这样临到你。你们叫圣灵担忧地离开了,再也不是温顺柔和的人,它也要这样临到你们。你多年没有哭喊,没有脸红,因为我不知道何时所有的端庄离开你了。肯定的。但有朝一日的早上,它要临到你的门口。当温柔的圣灵来敲门时,为什么你不让他进来呢?

72

当但以理·柯里来到门口,他们进去,说:“我们要看看你的名字在不在这里。”他们到处查找,找不到名字,说:“不,这里没有但以理·柯里。”

“哦,”他说:“肯定有的,我是个传福音的。”他说:“我为基督赢得了魂。我竭力做正确的事。”
看门的说:“先生,我很抱歉地告诉你,这里没有但以理·柯里。我要跟你说你可以怎么做。我们这里没有权利受理你的案子。”他说:“但你想要申诉你的案子吗?你可以向白色的审判宝座去申诉,如果你想的话。”他说:“我们根本没有怜悯可以给你,因为我们没有你的名字。没有怜悯给你。你想要申诉你的案子吗?”
但以理说:“先生,除了申诉我的案子,我还能做什么呢?”
他说:“哦,你可以去白色的审判宝座面前,在那里申诉你的案子。”
73

但以理·柯里说他感到自己穿越了太空大约一个小时。他说他进入一个地方,越来越亮,越来越亮。他说,他越往前走,就越亮了。那比太阳的光亮一百倍、几千倍。他说他颤抖着,颤抖着。他说当他进了那光中时,听见一个声音说:“你在地上完全吗?”声音从光中出来。

他说:“不,我不完全,”浑身颤抖。
声音说:“你总是对每一个人诚实吗?”
他说:“不。”(他说:“几件我不太诚实的事浮现在我的脑海。”)他说:“不,我想我不诚实。”
声音说:“你一生在每件事上都讲真话吗?”
他说:“没有。我记起了我所讲的几件不光彩的事。我不是太真诚。”
声音说:“你接受了任何不属于你的东西,任何东西,钱财,其它不属于你的东西吗?”
他说他以为在地上他很好,但他被定罪了,他说:“不,不。我接受了不属于我的东西。”
声音说:“你是不完全的。”
他说:“是的,我不完全。”
他说他随时等候着评判从鸽子所栖息的那个大光中出来:“被定罪了。”他说,这时他听见一个声音在他后面,那声音比他所听过的任何母亲的声音更甜美。他说他转过来看,他所看见的最甜美的脸,比任何母亲的脸更甜美,站在他身后。那人说:“父啊,但以理·柯里在地上为我站住了。他不完全,这是真的;但他为我站住了。他在地上为我站住了;现在我要在天上为他站住。把他一切的罪放在我的账上。”
弟兄,如果今天你叫他担忧离你而去,那天,你要谁为你站住呢?我再也不能讲道了。让我们低头。
74

亲爱的神,亲爱的受死羔羊,温柔、谦和、卑微,飞鸟有窝,狐狸有洞,你却没有地方,然而你是荣耀的主。当你降生时,他们没有任何衣服给你穿。神啊,我的衣服对我有什么益处呢?我的车子对我有什么益处呢?一个美好的家对我有什么益处呢?那天它对我有什么益处呢?你没有朋友,没有人把你当作朋友。似乎没有人想要向你伸出援手。你说,那天你会说:“我饿了,你没有给我吃。我赤身露体,你没有给我衣服穿。”主啊,那天我们所有的一切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让我们为你站住,当那时刻来临,我们走进主的同在中,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神啊,当我们听见那鸽子,他的翅膀落在那大光后面,他要掠过整个永恒。你住在光中……

75

“当我不得不独自站在那里时,我弟弟走了,我的牧师走了,我妈妈走了,我爸爸走了,我妻子走了,我的孩子走了。神啊,那时我要做什么呢,主啊?那时我要做什么呢?可能就在今晚太阳下山前。但我要做什么呢?我能做什么呢?基督啊,我现在要为你站住。我今天要做出选择。我要放弃对其他人的一切议论;我要放弃我所有的脾气;我要放弃我所有的冷漠;我要放弃一切。修剪掉我的那个爱,主啊,接受我的一切。主啊,你接受我。我想要站在你的位置上。我想要被修剪。我想要一切的自私、一切的骄傲、一切的冷漠都从我身上除掉。我想要像一只被修剪的羊羔为你站住,愿意放弃他们称作今生宴乐的一切宴乐、一切舞蹈、一切派对、一切粗俗的衣服、化妆、口红、指甲油,所有看起来跟世人一样的冷漠。你说:’不要举止像世人;不要跟世界联合。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神啊,帮助我,主啊,今天修剪我。把我当作一只羊羔接受,让我不做声,不开口,对此不说任何话,只要站着,被修剪。”

76

神啊,它有何等大的差别啊!我记得你修剪了一次,取走了我的妻子、父亲、弟弟,把我剪得干干净净。然而在我心里我知道我爱你。你大大地祝福了我,你是多么好啊!我现在的一切,我可能的一切,我将来的一切,都是你,神啊,都是你。我承认自己的过错;我承认我所做过的、想过的一切。主啊,修剪我;我想要成为你的羊羔。

不但如此,主啊,也接受今早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每只绵羊和那些想要成为绵羊的,主啊,今早修剪他们所有人,把他们的脚放在福音的砧木周围。愿圣灵此时引导他们去悔改,知道他们对神一直冷淡。愿神把所有的冷淡、所有的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事都修剪掉。主啊,你今早修剪这一切,让我们能在你面前凉快、安静地站立,作为重生的基督徒。主啊,求你应允。
我爱你。我要去,不管天气热不热,不管我想不想要它。我要去。我要为你站住,因为我要你那天为我的案子辩护,说:“哦,他为我为站住,现在我要为他站住。”神啊,今天求你应允。
77

当每一个人低头时,每个人心也俯伏。我今早想知道这里有没有人意识到你想要自己的那一套,做了这些你不该做的事,你今早感到你想要让主修剪你,说:“使我成为真正的羊羔,”你愿意举手吗?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弟兄。还有人说:“主啊,修剪我,我站着。我是只绵羊。我不开口,我只要你从我身上剪除所有的世界。”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小子;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姐妹。“主啊,修剪我。”

格蒂姐妹……[原注:司琴的。]
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姐妹。“主啊,现在修剪我。我想要世界上的一切事被剪掉,今早我要为你站立。我想要作为一只被修剪的绵羊站立;我要世界上的一切事从我身上被剪掉。我要成为你的,你是我的。主啊,当我向你举手时,你愿意接受我吗?”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先生;神赐福你,神赐福你,先生;神赐福你,先生;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女士;我看见你的手。神赐福你,我的弟兄;神赐福你,后面的女士。那是……神赐福后面的你,母亲。神赐福你,姐妹。是的,只要诚实。“我要神从我身上除去一切不像他的东西、我所有自私的动机、所有的冷淡。我要他今早一路修剪我。我要像他。我不管它们是不是权利;我不要权利。我只要一个权利,就是来到主面前。他会看顾剩下的事。”
78

这里还有没有从未承认过基督的罪人,从未得救,今早你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罪人朋友,你愿意举手吗?神赐福你。还有人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我不是基督徒,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要遇见神。我现在想要在你结束的祷告中蒙记念。”你愿意举手让我为你祷告吗?主看见了。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先生。还有人吗?“我想要;我想要。”

79

这里有多少人是后退者?“哦,”你说:“我不愿承认那个,伯兰罕弟兄。”但是瞧,如果鸽子的温柔离开了你,就有问题了。当你不能包容对方时,就有问题了。当你不能从内心深处原谅每一个人时,不管他们做了什么或说了什么,如果你不能从内心深处原谅他们……耶稣说:“你们若不能从心里饶恕每一个人的过犯,你们的天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可11:26]

80

如果这炎热的天气,如果今天神就召你走,会怎么样呢?趁着有一个泉源敞开着,有个教会在准备,圣灵落在这房子的山墙根上,准备降下来,要回到你心里,使你温柔平和。“伯兰罕弟兄,我该做什么呢?”只要成为一只羊羔。当你成为一只羊羔时,圣灵就会降下来。但如果你有错误的动机,错误的想法,想要有自己的那一套,不肯放弃,圣灵就决不会来。

81

现在我们低头,我想知道你们有谁举了手……呐,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受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翰福音》5章24节。但如果你想要来祭坛上,跪在这里,让我们一起祷告,直到你曾经拥有的或想要拥有的那个温柔、安宁的感觉再临到你,当我们继续低头时,我们唱“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我想要你来,跪下祷告。现在,想要上来的每一个人,跪在圣坛上祷告一会儿。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神赐福你,女士,上来跪下。)立去……
你们低头,我希望你们的心也俯伏。你知道是谁今早冲上了过道,这应该使你为自己感到羞愧。一个黑人妇女,可怜的人,脚踝肿胀,头发灰白,走到了祭坛。
82

不久前,一个老黑人在奴隶时代得救了。他去,当他得救了,他告诉老板说他自由了。老板说:“你什么啊?”

他说:“我自由了。”于是老板就让他自由了。
今早来了另一群人,上来得救恩。(他说他自由了。)大家都祷告,努力地祷告,圣灵会恩待做出决定的人。
老板说:“摩西,你说你自由了?”
他说:“是的,先生,老板,我自由了。”
老板说:“如果你自由了,那我也要让你自由,去传福音。”
83

当他快要死的时候,许多白人弟兄进来看他,他们看到他时,他说,他以为自己昏迷了。当他醒过来时,他说:“我以为自己去世了。”(神赐福你,我的弟兄,跪在那里。)他说:“我以为我已经去世了。”

他们说:“摩西,你看见了什么?”
他说:“当我走进门时,我看见了主。我站在那里,看着他。有一位天使上来,说:’过来,摩西。你传福音很多年了;你有一件袍子和冠冕等着你。’他说:’不要跟我谈袍子和冠冕,我不想要袍子和冠冕,我只想看他。’”我想那是每一个基督徒的态度。
84

不久前在芝加哥那里,我在一座大剧场或博物馆,我正在那里四处观看。我看见一个老黑人,他的头上周围一圈是白发,他到处走,手里拿着帽子。我看着他。他看着一个小地方,然后往后跳了一下,眼泪顺着他黑色的脸颊往下流。他开始祷告。我观察了他一会儿,他又看着,又哭起来。我走过去,说:“先生。”

他说:“是的,白人朋友。”
我说:“我看见你……你为何这么兴奋呢?你这么兴奋是为了什么呢?”
他说:“先生,巴不得你能摸摸我的腰,我的腰上起了茧。我曾是个奴隶。”他说:“在这个玻璃罩子里,放着一件衣服。”我说:“我看到那是一件衣服,但那衣服有何独特呢?”
他说:“那上面的那个斑点,是亚伯拉罕·林肯的血。那血除掉了我身上的奴隶腰带。”他说:“呐,白人,那不会使你也有点兴奋吗?”
我搂着他的脖子,说:“神赐福你,弟兄。我知道另一个血使我兴奋。”
他说:“先生,我也知道那血。”
我说:“他除掉了我身上的奴隶腰带。”曾经一个时候,星期天我出去,赛马,举止失常,讲肮脏的笑话。神啊,我怎么能那样做呢?在我做那些事的心里,仍有疤痕。但我很高兴主除掉了我身上的腰带。现在一切都结束了;他站在我的位置上。
85

不久前,我看到一个妇人,她那么粗俗,我想要谴责她。神给了我一个异象。当时我就为她祷告了,因为我看到我的罪跟她的罪一样大。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为她感到羞耻,告诉她说我是个传道人。她的两个男朋友……她大约六十五岁或七十岁,她两个男朋友跪在那里,他们都把心交给了基督。哦,何等的差别!

你们呢?今早你已经犯了那么多的罪吗,你的心已经变得那么黑、脏,以至连圣灵都不能触摸它吗?也许鸽子已经永远飞走了,永远离开了。
86

神赐福你,亲爱的。一个小女孩走上来。神赐福你,宝贝。你说:“那个小女孩不懂事。”哦,不,她懂事。她只是没有跟你们大家读那样多的杂志和老爱情故事。那就是问题;她温柔。耶稣说:“让小孩子到我这里来。”

今早还有人想要来加入吗?祭坛敞开着。还有一会儿,我们再唱一遍,然后我们要献上祷告,这些痛悔的罪人正在祷告。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肯定的,一切都过去了,可怜的人完了。)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
87

现在你们不肯上来吗?你们更加明白的人,不肯上来吗?圣经说:“你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罪了。”[雅4:17]你不肯上来吗?你知道你错了,走上来,跪在祭坛周围,告诉神说你为你对待他的方式而感到难过。让圣灵回来,再使你温顺、柔和、安静。你不上来吗?记住,如果你死了,主已经为你去了,没有人为你的案子辩护。主要你今早为他站立。神赐福你,我的弟兄。

88

等候……是这些吗,教会里只有十五个人真正地感到自己受了谴责吗?你已经活出了一个安宁、温顺、柔和、安静的生命吗?呐,这是圣灵的指引。你正在饶恕,没有了仇敌,活出一个超越了罪人的谴责的那种生命吗?你活得不像异教徒,活得不一样吗?你的生命被塑造得不一样吗?温柔的圣灵坐在你心里的宝座上,使你能平和安静地生活,爱周围的所有人吗?你的邻居等所有人都知道,你所有的同事都知道你是个温顺、安静、柔和、谦卑的基督徒吗?神的鸽子与你同在吗?你肯定吗?这可能是你最后的机会。好的。

89

对你们在祭坛这里的,神赐福你们。你们现在不用受审。圣灵已经把审判带给你们了。你们没有企图留住权利,说:“哦,我是基督徒够久了。我不需要去。”你们一些人第一次来到祭坛。“如果我想,我可以继续是罪人;那是我的权利。”是的,没错。你有自由的意志;你可以随心所欲地举止。但今早你放弃了自己的权利。说:“我表白了基督信仰,又上去祭坛,人们会怎么说呢?他们会怎么说呢?”但神怎么说呢?他说你要来,你就来了。呐,你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你上来得着温柔。圣灵今天在你心里落座。我知道他会这样做。我知道他会。他应许了他会。他也无能为力,不能不来。他正在乞求、叫喊,受死了,做了其它的一切,找一个去的地方,想要去你那里。

90

在你死亡的时刻,当死亡的天使站在床脚上,你不敢往那里去看那种可怕的情形,你知道你有一次拒绝上来,然后你的魂变得黑暗、肮脏,再也没有时间,不管你哭得多厉害……以扫犯罪,离弃了恩典的日子,再也没有机会了。他痛哭,想要找一个地方纠正,却找不到。神最后一次呼召了他。

91

但你们放弃一切的权利、一切的朋友、一切的感觉等等,今早上来这里。你放弃自己的权利,跪在这里,跟神 交谈。我借着神的道告诉你,基督说:“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呐,你们在祭坛上,悔改,告诉主你为你所做的事感到难过。

92

那正是人们受洗时没有领受圣灵的问题所在;他们没有彻底地悔改。神努力要赐给他们圣灵。他想要你柔和、温顺、安静。那是你心里带着同样的自私站起来的原因。哦,你可能站起来、叫喊、说方言,或做任何事,那并不使你得到圣灵。你必须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从那里起来。你必须温顺、安静、柔和、谦卑地从那里起来,神的灵与你同住。第二年,回头看踪迹,看你走多远了,看你一直在前进。那是圣灵。圣灵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柔和、温顺、耐心、信心。呐,只要悔改,告诉神你现在就想要那个,要成为真正良善的。

在那里的小女孩,宝贝,你做同样的事。主赐福你,你妈妈站着,手按在你身上。
93

这里这个亲爱的黑人姐妹,俯伏在祭坛上,据我所知,姐妹,你可能得吃玉米饼和玉米粗粉,可能得住在巷子里。神赐福你的心;今早荣耀里有一个宫殿为你预备。是的。

往下看着祭坛,看到一个头发变灰的女士,一个低着头的年轻妇人,一个白头发的结实妇人。神啊,看到人们跪着,不同的人在这里……只要悔改;告诉主说你感到难过。告诉主说你再也不想那样做了。借着主的恩典,从今天起你要让你一切的冷漠被除掉。你想要温柔安静。你想要谦卑,去主引导你的地方。当人们说一件事时,不管它看起来怎么对,你要放弃你的权利,不议论你的邻居。你要交谈;你要谈论耶稣。你只要做正确的事。你不像一个谋杀犯一样出去;你不出去斥责无辜者。但你看到真基督徒英雄气概的英勇上演,你想要像他们。如果你是基督徒,你不需要告诉任何人说你是基督徒。当你交谈时,他们只要看,就知道。你从里到外被封印了。
94

现在你谦卑自己的心,悔改。告诉神说你感到难过;你再也不会那样做了,你对自己和自己的举止方式感到羞耻。然后我要为你祷告。我相信,此时,平安就要落在你心里,平安就像一条河流过你的魂。你可能没有叫喊;你可能没有说方言;你可能没有跳上跳下;但你离开祭坛时心里有一样东西,只要你活着,你里面就有东西,将你锚在古老的十架上。当我祷告时,你们祷告,承认。

95

我们的天父……我们是不配的受造物,今早在这个炎热、冒汗的房间,大蒸笼;但是神啊,你从我们身上迸发来。圣灵降临,使人们信服他们错了;他们在犯罪。他们的灵傲慢;成了敌对的、爱管闲事的、自以为是的,不愿悔改,不愿饶恕那些违背他们的人。他们不愿,但今天圣灵拿起神的道,把它放在他们温柔的心里,说:“你想要回到你第一次来到祭坛时所在的地方,回到你爱大家、用不死的爱来爱我的地方吗?那就起来,上祭坛去。”主啊,他们这么做了。

主啊,我现在祈求你使他们的思想成圣,使他们的心成圣,使他们温柔、安宁。愿他们悔改后,从祭坛起来,把生命交给你,回到自己的家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即使丈夫心烦意乱,妻子感到不安,或邻居不安,你一同工作或交往的人不安,“我要像鸽子一样温柔。”
96

毕竟,伸冤在你,主说:“我必报应。”主啊,我们发现是那样的。只要安静站立,温柔,看过神降临到他的羊羔身上。肯定的。当然,这位好牧人为我们舍命;他降临到他的绵羊那里。他必引导他们。那个阻挠他们的人有祸了!那个诽谤他们的人有祸了!主说:“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你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他们的使者常见我天父的面。”神啊,我们要……“你怎样待他们,就怎样待我。”

97

神啊,我想要温柔。今早我也把自己放在祭坛上;不但是今早,而且是每一个早上、每一天。我想要安静、温柔,要像耶稣。父啊,求你应允。帮助我们成为那样的,让那深邃的爱的狂澜席卷我们的魂。

平安!平安!奇妙的平安!那平安从天父而降;(你们心里有没有感觉到它?)
……永远席卷我们的魂。(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平安!平安!奇妙的平安!
98

格蒂姐妹说:告诉全教会,她也受了谴责,但她正把钢琴当作她的祭坛。从祭坛上,钢琴是她的祭坛,她说:“告诉教会为我祷告。”她坐在那里,眼泪流在眼镜上。这讲台是我的祭坛。我也悔改了,我的圣经湿了。神啊,平安,神的平安……

那平安从天父而降;(哦,哈利路亚!)
永远席卷我们的魂……
神啊,如果我得罪了任何人,得罪了你,主啊,把它除掉。今早把罪从我的小教会身上除掉。
99

多少人可以感到神赦免了你,平安的鸽子又落在你心里?鸽子现在飞回来落座了。圣灵回来了,说:“我的孩子,我一直想要爱你。只是你不肯让我爱你。我不能跟你过去自私的灵同住。但现在你把它交出来了,今早我回到你心里了。”多少人有那样的感觉,请举手?请举手(是的。),整个祭坛上。哦,很好。会众中有多少人有那样的感觉?请举手。哦。(要像耶稣。)

100

我们的天父,我们为这段温柔而神圣的时间感谢你,好像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捣碎压烂,直到它变得柔软,柔软得小婴孩都能坐下来吃。主啊,我们就是想要我们的心那样,把我们的心握在你有钉痕的手里,压碎它,说:“孩子,你没看到你伤害了我吗?当你像那样冒火时,你是在伤害我。你是在伤害我;哦,孩子,当我看到你做那样的事时,我的心为你流血。但现在我把你的心握在手里了,我想要使它真正地温柔。我想要使它那样,让我能使用它,住在它里面。今早我想要飞回到栖木上;我想要飞回来住,跟你同住。”神啊,求你应允。我们爱你。为了你的荣耀,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

只要像耶稣……(你们不爱像这样敬拜主吗?哦,我的魂在沐浴。)
在地上我……(看到主像这样降临在敬拜者里面,你的心感到相当柔和吗?我的心跳得实在是快。)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我们唱歌的时候,你们要举手吗?
要像耶稣,只要像……(乔,你今早想上来祷告吗,弟兄?神赐福你。在祭坛上给你找一个地方,乔弟兄。神赐福你,我的弟兄。)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101

我知道天热,朋友。我知道天热。但我希望你有像我一样的感觉。哦,我感到我可以飞走了。主是多么可爱!我能做什么呢?我要去哪里呢?神啊,我要去哪里呢?我前往哪里呢?将来是什么呢?一百年后我在哪里呢?如果我没有主,会怎么样呢?哪里……其它的避难所在哪里呢?

伯利恒的马槽来了一位客旅,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在地上我渴望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现在大家一起唱。
要像耶稣……(赞美归给神。是的,主啊,是的,主。不要像世界,而是像你。)只求要像耶稣;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我只求要……
102

当你们低下头时,我要问你们一件事。这里有人正在让圣灵不喜悦。有人被呼召了。作为主的先知,我奉主耶稣的名说。我能感觉到主的心受伤了。底下有人没有顺从主,他应该上来。你现在不肯上来吗?

一生旅途,从……(是的,姐妹,但还有更多的人。)到荣耀,我只求要像耶稣。
只要像耶稣,(那是我一切的愿望:温柔谦和,谦卑,要像耶稣。)
在地上我……(你们现在愿不愿上来?神想要看到你做出行动;你也被包括在内。)
一生旅途……
103

我知道你要上来。神赐福你;神赐福你;神赐福你。是那样的。是那样的。我打量着会众,我曾见过的最可怕的黑暗悬挂在那里。圣灵在这里。他此时在我身上。“不要叫圣灵担忧。”

要像耶稣……
主做了什么呢?去父引导他去的地方。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我的弟兄。是的,走上来,跪下。
在地上我渴望……
现在是老式的认罪、改正、和好的时候。来吧。我仍然感到下面还有人。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女士;神赐福你,神赐福你,神赐福你。是的。圣灵总是对的。来吧,是的,走出来。
要像耶稣,只要像耶稣,在地上我……(哦,是的。是那样的,充满过道,走出来祷告。)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只要悔改,告诉神说你很抱歉;你所要做的就这些。)我只求要像耶稣。
104

你现在不愿上来吗?

要像……(是的,只要放松,走上来。)只要像耶稣。
你要做什么呢?谁要为你站住呢,可能就是今晚吗?当死亡拉住你的袖子时,谁要为你站住呢?不管你做了什么,圣灵落在那里,离你很近。是他要你上来。
一生旅途,从地上到荣耀……
只要悔改,说:“神啊,我感到难过。我本来不想那样做。如果我现在不为你站住,你就不会为我站住。我要你为我站住,从今天起我为你站住。我要像一个基督徒所应该的样式生活。我要改变我的方式;我要温柔、安静;我要任凭大家讲他们自己的话题等等。我要在你面前温柔安静地生活。”不管你宣称是基督徒有多久,属于什么教会,那跟它毫无关系。来吧。神赐福你。孩子,走出来。
105

神正在跟你交谈。如果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圣灵今早对我说话,说:“做那个呼召;底下有很多人。”这是日子;这是时候。后面大约还有五、六个人应该上来。记住,弟兄,姐妹,我正看着你;我看到那些黑影笼罩在你头上。最好上来吧。

要像耶稣,你不想要像他那样温顺、安静、柔和、谦卑吗?神赐福你,年轻人;神赐福你,带着孩子的父亲;神赐福你,姐妹。神赐福你,罪人朋友。是的。上来吧,姐妹;走出来,给自己找个位置。神赐福你。
亲爱的姐妹,你有很多要感谢神的事,被束缚躺在床上,快死了,现在你能行走,跪在祭坛上。神赐福你温柔的心。
106

圣灵现在又在说话。悔改,只要向神哭求;做自己的祷告。你是那个犯了罪的人;现在你是那个祷告的人。告诉神说你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难过。不要理会谁在你周围。只要说:“神啊,赦免我,我不是有意要像那样。我想要温柔。我再也不搅乱、争吵了。”

神啊,我何等爱这个。天父,每个走到祭坛的痛悔者,跪着祷告……神啊,愿母亲、父亲、小孩子、父亲、母亲,不管是什么人,邻居,教会成员,执事,理事,神啊,在这个老式铸造的时候,今早坐在这个炎热的房间里,圣灵降临,说出和平的话。
107

神啊,那天我想要站立,听你温柔地说:“是的,你上来,为我站住了;现在我要为你站住。”神啊,我想要你把那平安放在今天这里的每一颗心里。安静、温柔,我想要你这样做。我想要你带着这样的感觉进来,从今天起永不离开他们。愿家庭成为新的;愿人们成为新的人;愿一切事今天都成为新的,因为这些人谦卑自己。你说过:“凡称为我名下的人若谦卑自己,祷告,我必从天上垂听。”神啊,我知道你今早这么做了。

我为那些应该上来却留在座位上的人祈求。神啊,向他们说话,愿他们在地上再也没有安宁,直到他们做了那个决定,主啊,上来跟你和好了。主啊,求你应允。现在赐福每一个人。愿你的仁慈和怜悯住在今早在这教会里痛悔和俯伏的每一个魂里。
108

父神,我已经照你的命令这样做了。我已经呼召了这些人。他们站起来了。你说:“凡在人面前为我见证的,我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也要为他作见证。”这里有许多人成为基督徒很多年了,但他们今早站着见证他们的罪,他们做了错事,他们变得不可爱了,圣灵离开了他们。许多时候他们感觉不到他们所应该感觉到的温顺、甜美、柔和的感觉。他们许多人是第一次上来的罪人。但是父啊,他们想要那奇妙的感觉,出人意外的平安。主神啊,今天就赐给他们,愿他们全都可爱,充满你的灵,当他们今天离开这地方,回到各自不同的家,活出不一样的生命,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我们这样祈求是奉基督的名。

109

“泉旁有空处。”好的,你们在祭坛上的,站起来,仰望主神,转过身跟你周围的每一个人握手。哦,我们要唱歌,大家唱,在医治聚会前我们站起来一会儿。

空处,空处,有空处,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
空处,空处,有空处,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
(大家一起唱!)空处,空处,有空处,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
空处,空处,有空处,泉源为你预备,有空处。
空处,空处,有空处……[原注:磁带有空白。]
110

……出于信心。弟兄,你知道那天你妻子打电话叫我为你祷告吗?走进房间,圣灵对我说:“不要怕。”阿们!他真不真实?太好了。哦,赞美主。我感到要呼喊得胜。好的。

主的宝血洗我比雪更白……耶稣拯救……
好的,内维尔弟兄,斯洛特弟兄有话要说。[原注:斯洛特弟兄说话。]赞美主。
[内维尔弟兄说:“我相信今早大家都接受了。]
荣耀!哈利路亚![内维尔弟兄说:“看起来我们现在都相信神。”]哈利路亚![内维尔弟兄又说:“记得今晚的聚会,我们有洗脚和圣餐聚会。”他问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你会下来吗?”]
今晚我也许会来这里。是的,据我所知,我会来这里,除非我被召去某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