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728 在这谷中满处挖沟

1

至高无上的那一位此时此刻就在我们心中……为此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昨晚我们举办了一场奇妙的医治聚会。我们的主耶稣与我们相会,并丰丰富富地赐福了我们。
呐,明天是另一场医治的聚会,明天晚上,若主愿意的话。
呐,明天早上,弟兄,我想广播是什么时候?KEBS频道九点。我要在那里讲几分钟。你答应了一件事,那就要去做。
明天十点半,我想摩尔弟兄说了世上最小的船这出戏是在十点半。呐,如果可以,请上午出来听听,听听看最小的船是什么。
特别是,这是献给孩子们的,那天晚上我说八岁到八十岁的孩子。我们期待主在那里与我们相会。
接着,明天晚上或明天傍晚七点半回到这里。六点半发祷告卡。明晚要为病人祷告,若主愿意的话。呐,我们期待着,一切都预备好了,祷告过了。
2

呐,今晚,星期六晚上是个糟糕的夜晚。你知道,这是魔鬼的夜晚,这个晚上魔鬼去到公路上、所有的酒会上和所有涌流的酒中,去到所有的下流、土风舞、布吉伍吉舞、摇滚舞中,以及今晚所有那些旋转摇摆中。成百上千的人会死去。

那天我看见,他们在某个地方举行了一个狂欢大活动,他们这里举行的狂欢活动之一。他们把狂欢带到了加拿大。我忘了,在跳完了他们从美国传到加拿大的布吉伍吉舞、摇滚舞之后,他们要把多少孩子送去精神病院。联邦的许多地区或许多州禁止了它。然而我们美国人还是一头往里扎。
3

那天我看见一个人在那里,一个摇滚舞的头头,跳完了他所有的动作,他说他是在一个五旬节派教会学到的。那个被歪曲了,难怪男孩子有了变态的心思,发疯了。嗯,神当然会处罚他。神当然会因那样的事施行处罚。那是亵渎,绝对是对圣灵的亵渎。

人们可以如此竭力贬低永生神的工作,真是可怕。“你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记住这点。
4

呐,我想到在加拿大……我忘了有多少个(在第一场狂欢活动中,他们那里有的器具),有多少孩子,有多少年轻人在那一次集会上失去了理智,现在去了精神病院,没有希望,没有神,没有任何的怜悯,躺在那个情形里,尖叫,哭喊,来回走,拿头撞墙,处在那种的荒唐中。我们却把它合法化。

5

喝酒,赌博……许多地方允许孩子在教会或学校抽烟,在一学期前等等(那岂不可怕),使他们的神经安静。他们应该有一场祷告会。那是我所知道的使你的神经安静的最好方法。

但你知道,饥饿的人必须用一些东西来满足那个渴望。如果他们不能从生命水的泉源里喝水,魔鬼就会给他们里面有摆尾巴虫的停滞水池。是的。所以他们就从某个地方喝水。你要么把那个渴望用在魔鬼上,要么用在神上。
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去那任何一个地方或做那些事中的任何一件,除非是一个心里饥渴的人拒绝从生命水的泉源里白白地喝水。
我要告诉你们;因为我们现代教会的下流和污染,我为他们感到难过。那是我归咎于它的事之一,就是人们所传讲的社会福音。
嗯,在我们自己的杰弗逊维尔城,某个牧师每个星期六晚上都在教会的地下室里举行方块舞。是的。教方块舞,一个著名的宗派教会,方块舞。
6

就是同一个牧师那次走到电话杆旁,问我是怎么带那么多人去会堂的。他说:“他签……让那一千个会员签一张卡片,他们一年至少可以参加一次主日学,或每年参加六个月,”事情是这个样子。

他说:“你知道有多少人回答吗?两个。”
我说:“难怪。我不责怪他们。我哪个都不责怪。”绝对是的。只要你在教会里有社交舞会等等,嗯,那是罪,那不属于神的家。当我到了一个地步,得有那样的东西才能让人听我,我肯定会离开传福音的福音工场。
我不责怪罪人。当你看到罪人出去,那些粗俗、下流的罪人,哦,我不责怪他们。他们只知道那些。但这些去教会、自称基督徒的人,还那么做……
7

我不责怪猪在粪堆里拱;当然不。那是猪的本性;确实是。看到猪在粪堆里,我不会认为那奇怪,确实不。那是猪的本性;那正是它做的事;那是它的生活;它不知道有任何差别。但如果我看到一只羊羔那么做,我肯定觉得不舒服。首先,它不会那样做。

罪人也是这样。只管由他去。他知道的就是那些。随他所要的喝各种酒,去所有下流的地方,去跳土风舞,听所有那些胡说八道。他知道的就是那些。
但对你们本该清楚知道的人……我深信,如果你转向那个,就表明你从未从主的泉源喝水。我告诉你,那就……那就切除了其它一切东西。它像午夜一样死寂。它没有喜乐;那些东西是……你甚至无法容忍它。
有一次我去一家旅馆。我做的第一件事,我打量,看他们墙上有没有五分钱的自动唱机。那些东西使我紧张到吃不进东西去。听了那一切荒唐的东西出来之后,我的胃里会发酸。看到基督徒在播放那些东西,本该是基督徒……
8

弟兄,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哦,那不是我今晚的主题。但我告诉你,太糟糕了,我们没有从讲台上多谴责一点那些东西。确实是。

哦,当我牧养一个教会时,虽然那是个浸信会教会,但不是你们有的握握手、把名字记在册上的那种。弟兄,我们下到祭坛,互相拍打后背,直到他们达到了目的。我们得到了一些东西。是的,先生。
如果其中有一个人被困在那样的一个地方,他们就被放在地毯上。如果是那样的,他们要么悔改,要么当场被逐出教会。我们不与不信者同负一轭。他们要么走又窄又小的路……
我们有一块黑板放在那里。如果任何人有不满或……他们就像那样把名字记在黑板上,去到祷告室。有人住在上面,比如琼斯,斯科特住在底下。“好的,琼斯弟兄,你和斯科特弟兄跟我进来。”是的。他们必须在那个时候纠正。事情必须得到纠正。教会继续前进。
9

那正是我们今晚需要的,就是一个美好老式的、粗野的、杀死罪的、天蓝色的宗教,在圣灵的大能下漂白了,(是的,先生。)是被洗净了、洗白了的圣徒,不是粉饰的,而是洗白的。瞧?粉饰和洗白之间有很大的差别。阿们!

呐,记住,现在的聚会,愿主赐福我们,我们要打开他的道读一些经文,然后对你们传讲这道。
大家都严肃祷告,全心相信。我想知道今晚……
一些人告诉我一个小孩子的事,昨晚最后接受祷告的那个。小家伙开始哭。那孩子今晚在这里吗?哦,如果刚好小家伙在这里,我想让他爬上讲台来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他可能出去了。
我不知道。他们让我保持……那是一种半清醒的状态。我儿子出去后告诉我,说:“爸爸,那是件不可思议的事。一个小男孩进入队列,一个小……”我相信他说的是一个对眼、有疝气或其它问题的孩子。
他说:“当你抱起那孩子时,我看见你把手按在那地方,病便离开了。”他说:“当孩子打开眼睛时,当你把手按在他身上时,我注意到他的眼睛完全直了。你想要让他往会众观看。”
我想知道他今晚在不在这里,也许在后面。我们为他的医治感谢主。
10

呐,主能医治各种的疾病,如果我们能相信他做这事的话。我知道。我见过主行许多的事,我只要相信我们一切所求的,都必得着。是的。我们必须那样相信。呐,我们相信主必赐福。

呐,这本可称颂的古书是一切书中的书。只有一位能按照正义解释这本书,那就是圣灵。他是该书的作者。
他是唯一能真正解释的那位。不管我们认为我们多么懂这本书,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它,直到圣灵启示了它,因为它全是奥秘,被切割成奥秘。神说他这么做是有目的的,这样他就能向聪明通达人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显出来。
呐,今晚我们想要是主里的婴孩,只要看看你能有多简单。
明天晚上,若主愿意,我想我有关于那点的信息要讲,关于道的简易性。
11

现在让我们低头说一会儿话。多少人今晚有需要?你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在这祷告中蒙纪念。现在我想要你在主面前纪念我”吗?

我们的天父,奉你爱子耶稣的名,我们照我们所知道的谦卑地上来,祈求你赦免我们的罪恶过犯。不管我们今日或我们生活中的其它任何时候做了或说了什么不利于我们今晚的事,我们谦卑地低头承认。
我为这群会众祈求,因为他们举手了。父啊,他们许多人也许迫切地需要赦免,有一些最容易犯的错误,一些习惯,一些疾病,一些病患痛苦,某个亲人处在苦难中。不管是什么,父啊,我祈求你赦免并忘掉他们一切的罪恶,医治他们一切的疾病。
今晚藉着读这道和传讲这道,求你将你的祝福倾倒在我们身上,我们奉你爱子基督的名这样求,阿们!
12

在《列王纪下》3章,《列王纪下》3章16节。

他便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要在这谷中满处挖沟。’”
呐,愿主加添祝福给所读的他的道。这是在《列王纪下》3章16节。也许当我们回到家的时候……
多少人读圣经,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哦,太好了!要读经,查考圣经。你们,特别是你们重生的基督徒,那是给圣灵的饼和肉。“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13

如果今晚我是个医生,一个年轻人来见我,他的骨架子很大,然而他看起来非常虚弱无力,我说:“孩子,你怎么啦?”

我问了他一些体检方面的事。“都好吗?”
“都没问题。”
我说:“哦,是什么使你虚弱呢?”
“我不知道,医生。”
我说:“哦,你上一顿吃的是什么?”
“哦,我前天吃了半块饼干。”
嗯,我会说:“你唯一需要的就是好好地饱餐一顿。你贫血了,你虚弱无力了。”
14

那正是教会的问题。你必须每天好好地饱餐一顿福音的饭。如果你没有,你就会贫血,就会虚弱。当从神的道里吸取丰富的神的维他命,它肯定会培养你的灵,使你觉得清新和更新。

呐,那里已经有一件大事发生。以色列有一个大扫除的时候。但糟糕的一面是,通过百姓的投票,他们投票选入的方式,他们就像今天人们所做的一样糟糕:如果一个牧师离开教会,执事会就会投票选另一个牧师。有时候却是去掉一个好牧师,选入一个不好的牧师。
但当神差遣一个人来时,那就是合适的人。你们有这种事的人,通常当祷告祈求神的恩惠,选择你的牧师。
15

但是,在以利亚的日子,以利亚是主大能的先知。神啊,如果我们在世上没有一些属神、站在破口处、竭力为人代求、有足够的胆量告诉人、或没有足够的胆量却有足够的恩典告诉人什么是对是错的人,我们会怎么办呢?

整件事是,今天的问题或麻烦是,因为人在某个程度上……我不是在谴责我的弟兄们,当然不是。我只是想提出真理。今天的唯一原因,情况是……
如果每个牧师都坚定地站稳在这道上,不松懈,不妥协,情况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但妥协、自满的组织等等一直想要取代圣灵。
16

任何时候神都从未让一群人来经营他的教会。一直都是圣灵。那是他的职责;那是他在这里的目的;那是神差遣他的目的。他要教导你们,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启示这些事:“把我说的这些事启示你们。”不是神学院,它们是好的;不是教会,它是好的;而是圣灵,他才是教师。

我们想要接受人来取代圣灵;我们想要接受教会中的某些不同职分来取代教会中使徒、先知等等的职分。但神在教会中设立这些恩赐,我们却接受人,使他们成为恩赐,代替神的恩赐。那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光景。
呐,以利亚是个伟人,他要离世的时间到了。他行在主面前。主已经告诉了他:“去膏另一个人。”
17

我爱这点。你们爱不爱这点?神从来没有缺少见证人。从世界开始起,神一直都有见证人。有时候,实质上是一个人。但在所有的时代神总是有他可以用手指指着的人,说:“这是我的仆人。”

呐,当他看到他要把以利亚取走,提斯比人以利亚去找到正在犁田的以利沙,脱下袍子,披在他身上。他便知道自己被呼召做先知。
这表明一个先知该是什么样的。就像我们所说的,他破釜沉舟。他杀了牛,取下轭和犁,向耶和华献祭,表明他所行的一切属地的事都结束了。他完全卖给主了。那是每个来基督面前来的男人女人所应该的方式,完全跟罪和他们背后的东西了结,越过分界线,从今以后单单仰望神。如果男人女人那么做,那将是多大的不同啊!
接着给他试验……你相信主的试验、考验和试炼吗?每个儿子,无一例外,每个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必须先受试验、考验,孩子要接受训练。
18

你记得你是怎么接受训练的吗?我记得我接受训练的时候。我爸爸有一根……他相信黄金法则。他有黄金法则,就挂在门上,上面写了整个十诫,有一根长长的核桃木条,大约这么长,末端有一根刷子。

我告诉你,当那些小伯兰罕犯错时,他们知道黄金法则是什么。爸爸从墙上取下木条,说:“儿子,过来。”他会说:“呐,明天,我一定要修理你。”
“爸爸,为什么你不现在修理我,把事情解决呢?”
“不,我就要等到明天。”
他吃完了饭后,会说:“过来,比尔。”
“是的,爸爸。”
“坐一会儿。”他拿出刀来刮胡须,“呐,你很清楚不要那样,是吗?”哦,我很希望他鞭打我,把事情解决。他会说:“但你很清楚不要那样,是吗?”
“是的,爸爸,我知道。”
“你那么做不为自己感到羞耻吗?”
“是的,爸爸,我感到羞耻。”
“我必须因此鞭打你。”
他会告诉我有关的一切。我会出到田里去,拿了我的小草帽戴上,出到田里,吓得要死。那天晚上我会想:“这是我要挨鞭子的晚上。”但是弟兄,不要担心,他决不会忘记。我挨了鞭子,那是很好的教育。
如果我们今天有更多像这样的爸爸,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青少年犯罪。你谈到这样的教导……
19

不久前,我进屋去探访一个生病的人。一个少年人,小奥斯瓦德进来了。他走进门,说:“妈妈,你还没有把我的饭准备好吗?”

她说:“儿子,我病得很重。这是伯兰罕弟兄。”
他说:“哦,为什么你没有给我准备好饭呢?”
她说:“我病得很重。”
他说:“那不是借口。”
她说:“那里有一个橙子。”
他拿起来,看了看,说:“你所能做的就这些,该死的!”把橙子扔在墙上,果汁流得一地。
妈妈说:“朱尼尔,检点一些。”他却踢翻了一样东西,出去了。
我低头看着做妈的。我想:“女士,你只要给我权力让我使用一会儿,我就会让他下次进屋的时候想得跟这次不一样。”
哦,我们太松懈了。你有点……你现在对孩子太善良了。是的。你哄着他们。你不可以越过圣经。圣经说:“不忍用杖打孩子的,就是溺爱孩子。”是的。
爸爸过去拿那根旧枪杆。我不知道你晓不晓得那是什么,你们过去用来装前膛枪的东西。[原注:一位弟兄说:“推弹杆。”]对,是推弹杆。是的,弟兄,我接受了那东西的教育。他没有让我绕着他转。
今晚他在坟墓里。当他躺在那里,我低头看他,黑发堆成一团,看起来,我想到每一根头发,我多么尊称我所受到的每次鞭打。我连一半也没有受。是的,他是我爸爸,我爱他,因为他想要使我做正确的事。他下决心要我做正确的事。
20

呐,你们一些人谈论肯塔基那里乡下人无知。但那些戴着软帽等等的老祖母……你知道吗?她们可以教导你们一些城里人如何举止。是的。

你的小马大·亚拿夜里进来,满脸乱七八糟,喝得半醉,抽着烟,从鼻子里吹出烟雾来,跺着脚,向你尖叫。让她向那些肯塔基老妈妈那样做一次。老兄,她会拆下一根胡桃木,拿起一样东西或水桶狭板。当她经历了那些,就知道那里谁是妈妈了。
如果你那样做,今晚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错误的男人、男孩女孩。让她们一个女孩脱光自己穿上这些下流的衣服,像你让你的孩子在外面穿的那短裤,不管她们怎么叫。让她们穿一次看。哼嗯。你就会发现她们有多无知。她会把孩子打得满身伤痕,甚至连衣服都穿不上去。
那正是今晚需要做成的事。是的。
21

一些娘娘腔的传道人站在讲台上,让他们的唱诗班唱歌,然后下午出去,在那些衣服里伸展身子,自称是属神的人。你们应该感到羞耻!你有一根如愿骨而不是脊梁骨。如果你有圣灵,圣经就会使你举止跟那个不一样,说话跟那个不一样,使你称黑是黑、白是白。是的,先生。但问题是……哦,你太女性化了,小娘娘腔。为什么你不去得到脊梁骨,得到圣灵呢?

施洗约翰是第一个领受圣灵的人,他径直走到老希律面前,说:“你娶你兄弟的妻子是不合理的。”
弟兄,那就是一个人被圣灵充满的样子。当他看到了错误的事,他就称那是错的。是的。当然是。
22

呐,以利亚是那种人。当以利沙知道他要代替以利亚时,以利亚给了他一个试验。他说:“你留在这里,因为我要去另一座城。”以利沙知道他必须留意以利亚。

他得了启示,说:“我指着耶和华起誓,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
他们继续走,直到后来到了最后的试验。他们过了约旦河。以利亚说:“呐,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他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呐,那似乎奇怪,一个人的灵降在另一个人。“我要你加倍的灵。”
以利亚说:“你所求的难得。虽然如此,我离去的时候,你若看见我,就必得着。”
于是他们继续走。过了一会儿,火车火马降临,以利亚踏上去,扯下袍子,扔给以利沙。以利沙穿上袍子,向河走去,身上拥有以利亚加倍的灵,完美地预表了教会。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是的,你们愿意。”加倍的圣灵(你看到吗?)要降在教会身上。耶稣所做的事,要加倍地由教会做出来。
哦,今晚教会的信心在哪里呢?像只乌龟一样缩进壳里藏起来,那是很可怕的。呐,听着。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出来。
23

注意,后来以利沙下去,他开始行神迹。以利亚行了八件神迹;以利沙行了十六件,加倍的圣灵降在他身上。

在那期间,老亚哈王死了,因为先知告诉了他,他的结局要如何。他脸上涂脂抹粉的妻子也死了;照着主的道,狗吃了她的肉。
她憎恨以利亚过于任何东西,因为以利亚总是跟她讲她的罪。他怎么能对神诚实却不这样讲呢?神已经告诉以利亚他要把耶洗别喂狗。耶洗别只不过是狗粮。
24

所以,耶洗别站在那里,不管她那双玫瑰花蕾般的嘴唇多漂亮,涂脂抹粉……老耶户说:“把她扔到窗外。”她没有用那双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勾引耶户。耶户是个属神的人,说:“把她扔到窗外。”狗在街上吃了她。是的。

25

后来他们去选了另一个人,他们找了亚哈和耶洗别的儿子约兰。呐,你没法指望从一个那样的婚姻里能出来什么好东西。所以,我们发现,约兰登基的时候,是个边界信徒,只是个半途的、不冷不热的信徒。今晚世上太多这样的信徒。约兰只是扬起帆,随便风怎么刮,约兰就是这样走的。

那就是今晚教会的问题。他们向每个形式的教义扬帆,摇摆不定,东奔西跑,不知道要站在哪里,或要做什么。一出现小小的试验、小小的苦难,他们就这样离开了。他们今天是卫理公会信徒,明天是浸信会信徒,后天是五旬节派信徒,大后天是路德派信徒、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徒、耶和华见证会信徒。他们不知道要站在哪里,摇摆不定:他们是边界的。带着教会证件从一处去到另一处,那对你究竟有什么益处?最好把名字记在天上;你的名字要在那里被认出来。
26

注意,呐,那是一个不冷不热的传道人或信徒,今晚太多人也是一样的。他们随大流。如果他们在芸芸众生中,他们就会像众人一样行事。接着他们又回到教会。

不久前,一个年轻人告诉我,说:“传道人,我不是个基督徒。”他说:“我羞于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我说:“呐,当你羞于承认是基督徒时,你就有希望。”
他说:“我不是个基督徒。我羞于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但他又说:“那天晚上我带了某个女孩。一个男孩带了另一个女孩,她醉得太厉害了,几乎进不去。我们扶着她走,给她喝盐水把东西吐出来。她必须足够清醒,好第二天早上参加教会。如果你等一下,他们会出来,拿起另一瓶酒,又东奔西跑。”她在唱诗班里唱歌,她姐姐教主日学,也好不了多少。
27

难怪我们有了一帮不信者、怀疑论者、半途的信徒、表面信徒和别的东西。教会需要一次老式的、圣灵的、神所差遣的复兴,传道人进去把那些事大声说出来。是的。让神的义怒通过老式的传讲地狱之火和硫磺而如雨降下。太糟糕了,他们偏离了这点,娘娘腔了。当圣灵离开了人,他就不清楚了。我们需要的是圣灵的回归。是的,先生。

呐,边界的……
28

不久前,我们城里一个年轻的女士,大家都对她评价很高。有一个女孩上去参加教会;她有长头发,把头发盘在后面。我想她的脸就像剥了皮的洋葱一样光滑;但她真的是个真正重生的基督徒。

所以,那女孩去那里参加一件现代的事务,在街上遇见了这女孩,说:“路易丝,你知道吗?如果你用一点这东西、一点那东西,如果你穿这种衣服和那种衣服,你就是个漂亮的女孩。”
她说:“我穿的正是我想要穿的。”阿们!哦,那就告诉她了。
她说:“问题是,那个人,我的传道人,比尔牧师,你上那里去。那人应该在精神病院。”
那女孩说:“哦,如果你拥有我们在那里拥有的,你看上去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那女孩告诉她有关的事;是的,她是个主日学教师。
呐,帕金斯先生,我的一个朋友,亲爱的朋友,他在杰弗逊维尔库茨殡仪馆的礼堂做尸体防腐员。后来这女的病倒了,他们不知道是什么病;是性病。她的家人没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因为那是个耻辱。当这女的因这病倒下后,要死了,她叫牧师和教会来向她唱赞美诗。当他们在唱的时候,死亡临到了她。
29

如果有哪个时候你要或想要与神和好,就是当死亡真的临到你身上的时候。当死亡临到她时,牧师……这女的开始,开始尖叫说:“我失丧了。”

牧师说:“喂,喂,喂,你不能像那样举止。你知道你得救了。”
“我失丧了。”
牧师叫医生在她手臂上打一针。她告诉牧师说:“你这个骗子。”她说:“我失丧了,我要去地狱。这是你的责任。”
她说:“尽快打发人去叫那个小马哈尼,叫她来这里,她会为我祷告。”但他们不能叫那女孩,她已经死了。
当帕金斯先生告诉我时,他说:“比尔,当我把防腐液注入那女孩体内时,我们注意到……我开始闻,她的身体吸收了太多的防腐液。所以我们必须检查她。”当他们检查时,在性病吞噬她的地方,到处都是侵蚀的洞。她死在那里了。
30

哦!那个耻辱都是因为她被一个堕落的传道人告知,说那个踢踏舞以及其他所有伴随罪恶堕落生活的荒唐事都没关系。那就是这事的起因。她在死的日子吐唾沫在牧师脸上。

当他们必须在那边站在神面前,为所做的一切交账时,她会做什么呢?神要在那个传道人的手上追讨那个女孩的魂。这当然是真的。
哦,弟兄,今天我们在教会里需要的是一次觉醒。起来,从沉睡中起来,摇醒自己,意识到所生活的日子。
呐,不久前,当那件事发生时,那个女孩生命如何消失,这事在杰弗逊维尔仍然记录在案。
呐,边界的、不冷不热的……他们想要使它平顺。这个约兰就是这样的,只是个边界传道人。他,人们任意……如果他们想做这事,哦,没关系,他们想做那事,也没关系。但他仍宣称是基督徒或信徒。
31

首先你知道,摩押背叛了以色列。于是他呼求帮助。

呐,犹大王是约沙法;约沙法是个义人。
呐,我要你注意,有时候在一个小小的劝说上,基督徒是多么容易加入错误的、想要博取同情的伙伴中。“哦,我告诉你,我就是要去台球房。我不打任何台球,但我要去那里。我要去跟苏茜跳舞,因为她是个好女孩,也许我会赢得她归向主。”你决不要那样做,不要那么做。是的。显出你的本色来。是的。不要去到错误的地上。
32

那就是今晚五旬节派教会的问题。他们已经到了错误的地上。那是为什么今晚教会里人们……过去人们做某件事是错的。现在不是错的了;他们无论如何要做。你到了错误的地盘上;你跟错误的人群来往。

告诉我你的伙伴,我就会告诉你你是谁。让我走进你的房子,让我看看你的桌子上放着什么,让我看看那本圣经是如何作标记的,让我看看你房子里有什么样的画,我就会告诉你你是由什么制成的。是的,先生。那是你的魂所吃的东西。不管你的见证是什么,你的果子证明了你是谁。是的。
哦,这是真理。你的魂以一些东西为食物。不管你魂的特性是什么,它都会显露出来。那就是为什么耶稣说:“凭着他们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你大大地利用说:“我说了方言;我得到圣灵了。”如果你的生命不与那个相符,你就不要那样做;你得到的要么是魔鬼,要么是肉体。我是在对你们五旬节派的人说话。
呐,你们浸信会的和你们长老会的应该叫喊一点,肯定的,没错。
呐,我不管什么样的迹象……你可能哭得眼泪像鳄鱼,你可能在凳子上呻吟。那并不表示你得救了。你的生命证明了你是什么。
33

你曾听过山羊咩咩叫吗?山羊和绵羊几乎是一样的。我听过山羊叫,它们举止像绵羊。需要一个真正的牧羊人才能区分出来。你听山羊的叫声,听起来就像绵羊。但牧羊人知道那声音。是的。

呐,但是有一件事发生了。我们发现这位约沙法,哦,在为这件事透彻祷告之前感情发作。
姐妹,在你剪头发前,你跪下去为这事祷告过吗,看了主对此是怎么说的了吗?在你穿你所穿的那些犯罪的、看起来不敬虔的衣服之前,你跪在主面前祷告,求问主对此要怎么办了吗?他没有谴责你吗?恐怕你没有。在你祷告之前,你已经下决心要做什么。是的。
正如我昨晚说的,你愿意让神修剪掉你身上的那些东西,拿掉你的权利吗?你说:“这是我的权利。我是美国人。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错,但你愿意为神的国放弃它们吗?如果你是羊羔,你就愿意。如果你是山羊,你就不愿意。就是这样。
34

呐,你可能咩咩叫和哭喊,你可能像它一样举止。你可能吃山羊绵羊所吃的同样的草,像不久前我在圣地看见一个牧羊人的那样。他正在放绵羊、山羊、驴和骆驼,所有的都在同一块草地上。我说:“牧羊人是指什么?”

他说:“牧羊人是牧养食草动物的。就像你们在美国叫的牛仔一样。”
我说:“哦,那他还牧放山羊和别的动物呢?”
他说:“是的。”
“哦,”我说:“我明白。”
他说:“但是伯兰罕弟兄,当夜晚来临时,除了绵羊,所有的动物都留在牧场上,唯独绵羊被带到羊圈里。牧人躺在门口,确保没有东西搅扰绵羊。”
我说:“我明白。”你可以坐在同一个教会里,因同样的福音叫喊。但如果你的本性没有被调和,你就永不被认为是一个真正的儿子。是的。它必须在你的心里,而不是在你头脑里。
35

你说:“我喜欢做这事,但我最好不要做,因为教会不喜欢它。”教会说什么没有任何关系,关键是神说什么,你的良心说什么,圣灵在你里面说什么。是的。主说:“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所以,不要做边界信徒。出来,在这边或在那边。让你的本色照出来。

呐,我想要你注意。约沙法瞎搞,跟那群人来往。他们说:“你愿意跟我们上去吗?你愿意过来加入我们的教会吗?”
他说:“哦,我想我最好进入协会。我想那没关系,我觉得在这里更独立一点。也许如果我加入协会,我就会好起来。我在这里就会拥有以色列的团契,我要……呐,这里这些人,也许我可以加入协会。”
有时候,你因那样做而犯了一个错误。我丝毫不反对协会,但只要保持你与神同在的方式。
36

呐,首先你知道,他上去了。不久,嗯,他说:“你愿意跟我去打仗吗?”

约沙法说:“肯定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基督徒;我们都是信徒。”他想要做一个混合者。
那就是今天世界正在寻找的:一个混合者。但神想要分离者。
37

你知道,不久前我听到印第安纳州北部地区一个教会在挑选一位牧师。全体成员几乎百分之百一致投票选一个人,因为他的长相,是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

我问一个老祖母、女士,我说:“你在那件事上是怎么投票的?”
“那天他们带弟兄进教会,我看见他们给了他一本圣经,给他做牧师的权利。我说,我总是说他是那么英俊的人。”
我说:“可那不是全部,姐妹。问题是,他传讲什么?他拿什么来喂养?他是用某种心灵启示的节目来喂养吗?他谈论玫瑰鲜花或谁要成为下一任总统,或某场棒球比赛,或炸鱼野餐或舞会吗?还是他传讲神的道并坚定地站稳在道上呢?”是的,先生。
有一个年轻女士,我问:“哦,你怎么认为呢?”她给我讲了她的理由。
但是,瞧,那就是人们投票的方式。他们凭眼见来投票。
一次,以色列必须做一个选择:谁要取代扫罗。扫罗比他的全军高出一肩。于是先知拿了盛膏油的角,去耶西家里,要膏他的一个儿子作王。主告诉他去。但主说:“你只可膏我所呼召的。”
后来他们叫了高大的长子出来,有七英尺高,说:“嗯,他站在讲台上,穿着正好全身的衣服,看上去岂不是很好吗?”有关他的一切。
38

那就是今天美国所要的。五旬节派……这就是了,做好准备。五旬节派满了好莱坞的传教。嗯,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不久前一群人进到那里。我去那里的复兴中心,那地方让我的魂忍无可忍。我去到那里,台上一个妇人挂着一对大大的耳环,穿着衣服,看上去好像她是被灌进衣服里的,在过道上跑来跑去,叫喊:“哈利路亚!谁要给下一个五十?”我从未听过那样的事。音乐听起来就像某种摇滚乐、布吉伍吉舞。那东西得到了它的位置,但不是在台上。阿们!我想几乎……我想房子可能要塌了,便出去了。看人们偏离得多远了。不要以为你是五旬节派的,那天神就会领你进去;他不会的。你必须得有货真价实的东西,弟兄,是的。

注意,约沙法跟不信者联合来往。于是他们绕行了七日,进了沙漠地,要去攻打摩押王。他们到了那里,发现他们的水用完了。他们的供水被切断了。当水被切断时,事情就不对劲了。你知道吗?
39

呐,在公共设施上,如果你不付账单,他们就会断水;你房子周围就会枯干。

那就是今晚神的子民的问题。他们不付代价,神便切断了他们的水。就是这样。
你知道,在沙漠里……去你想去的任何沙漠。那就是你们一些全福音教会成员等等不信神医治的原因。你的水被切断了。是的。在沙漠里……
你说:“全福音?”我受到一个反对神医治的五旬节派牧师最恶意的对待。我问他我能否向他租一些座位。我在城里举办一场大聚会,因为某个教会在赞助聚会,他便说:“任何相信神医治的人,我甚至不会让他坐我的座位。”那是五旬节派的!肯定是。没错。离你们今晚所坐的地方几乎不到一个射程的距离。是的。我想会比那个远一点;我们大约有两百英里。但是,瞧,那是他们今天用来射击的加农大炮。
但是注意,那是他说的,他不肯让我得到那些座位。人们不得不站着,但我们还是照样举行了聚会。
40

但是注意,在沙漠里,这就是为什么你在沙漠里接触的一切东西都有刺。我不管它是多么小的叶子,无论是什么,不要摆弄它,因为它身上有刺。你知道是什么造成的吗?因为它没有水。没有水的地方,它就有刺。有水的地方,同样的植物都会软化,形成叶子。

那就是教会的问题所在,有那么多争吵的原因。“我是一神论的。”“我是神召会的。”“我是这个。”“我是那个。”“哦,我属于神的会;我有一群人。”他们是栖息在那里的秃鹰,“这是那个或别的。”“哦,我们不相信那个;我们相信跳这样的舞;我们相信要做这事。妇女解放……哦,我做这事。”哦!怎么回事?你的供水被切断了。是的。那是真理。
所以他们发现他们没水了。当你没有水时,你就没有生命了。于是他们说:“我们对此能做什么呢?我们要开始一个祷告会。”那时是开始祷告会的艰苦时刻。[原注:伯兰罕弟兄的话因磁带上尖锐的声音而难以明白。]你应该在动身前祷告。那是你……之前你……你应当透彻祷告。他们出去以后……以色列王的臣子起来,说:“嗯,你知道吗?我们有一个叫以利沙的人住在这里。他倒水在以利亚的手上。”换句话说,“他的交际非常好。他真的跟一位真先知有来往。”物以类聚。是的。
41

你东奔西跑,像现在这样举止,然后又进来自称是基督徒,你怎么能指望有人相信你呢?难怪他们不叫你来为他们祷告等等。瞧?是的。呐,物以类聚。

他们说:“哦,这人倒水在提斯比人以利亚的手上。他们倒水在他手上。以利沙跟他有来往。”为什么?告诉约沙法,他是个属灵的人,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拜访先知。
当一个真正的神的孩子陷入困境中,他第一个去见的就是神,径直回到神那里。
约沙法说:“让我们赶快去见他。”
于是他们下去,在前面赶车。也许以利沙正在那里读圣经。他们都在前面赶车,王……哦,他们进去了。然后他们说:“我们该做什么?”
42

以利沙义愤填膺。哦,他可以偶尔沸腾一下。他看到约兰站在那里,他说:“你为什么不去见你爸爸妈妈的先知?你为什么来见我?”咻!不是很平静,是吗?“为什么你不回到你的异教神那里?为什么你下来见我?”一位先知,主的仆人,一个大能的人,加倍的灵降在他身上:“为什么你不去见你妈妈的神和你爸爸的神呢?”

听他所说的,“我若不是看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你。”咻,你谈到被搅动吗?
我相信今晚那是一样的。我相信这个美国要被炸得粉碎。我相信,若不是神看美国正在祈求把美国团结起来的真正基督徒,它就沉没了,完蛋了(阿们!),我相信它很久以前就完了。我相信小日本或其它国家会接管它,若不是神看重生的神的儿女真诚、诚实的祷告。是的。
他说:“我若不看义人的情面,必不理你。”
所以他整个人都被搅动了。你知道,当你整个人都被搅动了,像那样被激怒时,那不是为主做任何服侍的好时间。
43

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说:“虽然如此,你们去给我找一个弹琴的,开始弹琴。”呐,你们在教会里不相信音乐的人,这又怎么样呢?是的。他说:“去给我找一个弹琴的。我今天整个人都被激怒了。我的义愤沸腾了。那家伙上来这里,那个边界传道人,站在那里,在那里打那些孩子,做那些事。哦,我怎么能抓住他呢?我现在得看一个异象,给我找一个弹琴的。”

44

他们去找来了所有的音乐。他们开始弹奏音乐,相当优美的赞美诗。首先你知道,当他们的歌回到锡安,当音乐和孩子们开始从心里唱时,事情发生了。主的灵降在先知身上。

如果一个真正的、老式的、敬虔的歌唱和悔改当时会使神的灵降在先知身上,今天也同样会。注意,他想要看到出路。他们所能找到的唯一的出路,是要有一场复兴。
所以,他让几个悔改的罪人进来。音乐奏响,先知看见了一个异象。
45

你能看到出路的唯一方式,是一场老式、属灵的复兴,在那里神的哈利路亚从你心底响起来,一场老式的、圣灵差遣的复兴临到那地方。你开始看到事情。这时神开始启示事情。你想知道为什么这些真正的基督徒坚持,为什么他们为你祷告。

何等的复兴!他进入了圣灵里。
呐,这些人跳舞的原因,即使他们没有跳舞,他们也可以进入舞蹈的灵里。你没法进行球赛,除非你进入了球赛的灵里。你必须进入它的灵里。
我们在什里夫波特或其它任何地方决不能有复兴,除非教会进入复兴的灵里。神就能降下来行神迹;他就能显异能;就能伸手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传道人可以拼命地传福音,但永远没有复兴,除非教会进入复兴的灵里。
46

美国完了。成千上万的大神迹、奇事和异能,心在燃烧的传福音者,今晚要做决定的人……一些人站在边界上。许多人、大人物正在转向神,领受圣灵。

美国宣教界最重要的一个人,那天来到印第安纳波利斯我住的地方,领受了圣灵的洗。是的,先生。
哦,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圣经预言的迹象。我们处在末时了。如果你想在光中行走,那里有光。
47

我注意到,这人告诉我他多快乐,多得释放,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得到其他大人物的推荐。”他告诉我他们是谁,莫利斯·雷赫德和别的人,他们领受了圣灵的洗,彻底改变了生命。现在他们在外面传道。

另一个著名的人,他很快到了摊牌的时候,他要怎么对待这事。但他发表了评论,说:“我不管教会的政治怎么说;我要神。”阿们!
五旬节派,你最好拽紧,扣紧你的盾牌和盔甲。如果你不留意,浸信会、长老会和那些宗派就必超越你。“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不要认为因为你属于神召会、神的会、联合五旬节派,你就行了。你根本不行。是的,神是那位预备道路的。你要行在其中。
48

注意,它是个迹象。五旬节派只是躺着。“哦,那岂不奇妙?哦,哦,妈呀,我们再也不能只是站着不做事。我们必须透彻祷告。”每个人都必须透彻祷告。首先你知道,他留意了一会儿,然后说:“哦,我想没事了。”神行了一件事,你说:“哼,是的,我们有复兴了。”

哦!然后来了浸信会、长老会、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他们过来了,看见圣灵的洗。他们尽可能快地踏步、抓取,肯定的。“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你们却不肯走,神要把它拿去,交给别人。绝对没错。此时大事正在生成中。阿们!
呐,以利沙说:“呐,我看见了一个异象。我看见了出路;我知道要做什么。”
我告诉你,弟兄,今天教会没有得到异象,不然他们就会有更多的祷告,他们就会比现在更属灵。除非有异象,除非有人能看异象,看到主的再来,看到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些事,看到神预言末日必有的这一切事,我们正生活在这些事中。
49

我们没有看圣经,反而在看爱情故事;我们没有看那个,反而在看别的东西。我们应该是看神的圣经,屈膝,不停地祈求神帮助我们,在我们的魂里苏醒,向主大声呼喊。但我们没有。

呐,注意。当以利沙说他看见了出路,“呐,”他说:“我要你们做的第一件事是从这里出去,在谷中满处挖沟。尽你们所能地挖。因为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但这谷必满了水:挖的沟越多,水就越多。”
他看见了什么?他看见了摩西已经击打并吩咐的那块属灵磐石的异象。他刚对那磐石说话,磐石准备流出水来,只等沟挖好让水流进来。
50

我说那受击打的同一块磐石今晚就在这里。它必流出圣灵老式的复兴,把什里夫波特撕开,只要你们众人去挖掘,把所有的困难挪开。

如果你挖到一样东西,冰箱里的啤酒罐头,就把它扔掉,给圣灵让出路来。每次你挖到一个障碍,就把它扔掉。你挖得越深,得到的水就越多。所以,你所要做的就是为它开一条路。
不管讲多少道,不管有多少异象,当时的主题和主要原则是为水做好准备,把沟挖好。
那就是今晚我们所要做的,就是为圣灵浇灌下来让路。在你家里让路;在你的教会里让路;在你自己里面让路。把一切东西从路上踢开,做好准备。如果你做好了准备,必有一口喷油井出现。如果你没有做好准备,你就永远看不到它。
呐,今晚这取决于教会。这里有了很好的帐篷,有了很好的靠背长凳、教堂、座位,有了很好的会众,有了优美的歌唱。我们已经有一位奇妙的救主;但要把每个……放下一切,脱去一切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51

“伯兰罕弟兄,我没有做任何事。”也许那就是问题;那就是麻烦所在。你若知道行善,不做比做更是罪。是的。“人若知道行善,却不去行,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

你们南方人记得你们的历史吗?在这上边,格兰特驻扎在河对岸,他让一个男孩在外面站岗。叛军在河对岸。这个男孩走到那里,他因梦见情人而有点迷乱。他离开了岗位,下去摘一些紫罗兰送给情人。他不是有意要犯错。他离开了。就在那个时候,有一个来自南方军队的探子准备好了,他们溜进来了。他们四处观察,发现南方的军队是格兰特将军的两三倍。
52

哦,发生了什么?男孩回到岗位上,却不知道发生的事。但探子已经到过那里。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突击过河,把格兰特的部队赶回到州里。一个小时后,男孩被枪毙了,不是因为他……他们不反对他摘紫罗兰。他们没有……不是他做了什么事;而是他没有做的事。他没有站在岗位上;他没有像他所应该的那样把守岗位。他坏了整件事。

53

今晚那个责任摆在生命堂和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其它的帐棚和教会里。神在这里,带来了风暴。不是你正在做的事,而是你没有做的事。

让我们对此做一件事。让我们全心地挖掘,当审判的日子来临时,我们就可以说:“神啊,我竭尽全力了,你知道我尽力了。”阿们!当我们知道我们能做什么时,这就是我们所期待的事。
54

注意,当他们开始挖掘,挖掘到东西了,就把它扔掉,挖大沟。次日早上,敌人往下看;太阳升起了,看上去像血,就说:“哦,他们彼此攻击,互相击杀。他们走了。”

敌人中了埋伏。以色列人说:“流出水来,这在主面前只是小事。”他们冲入另一片土地,塞住一切的水泉,砍倒各种佳树。他们有了一个真正、老式的复兴。
当到了一个地步,爱神的人们扔掉一切,带着祷告和别的一切进入复兴中,寻求神的面,祷告寻求神,在夜晚的时刻呼求怜悯,让邻居得救等等;我告诉你,我们必堵住每个批评者的口;必拆除一切站立的形式化的东西。他们必须要知道神在营中。是的。朋友们,我们永远做不了,直到那件事发生。我们做不了。
55

复兴就是这样的。“因为耶和华如此说,”以利沙奉主的名说。

那天晚上,几个晚上前我过来时,主在那里的房间里遇见我,是一个异象,就跟我在讲台和其它地方看到的一样,他说:“这就是教会的问题。他们到处都有太多的自私。”不只是说……永生神的教会变得如此冷淡,太多这个、那个,他们使圣灵担忧,离他们而去。
事情正是这样。弟兄姐妹,直到我们谦卑自己,成为羊羔,鸽子就能再降在我们身上,带来喜乐、和平、满足,在我们心里有一个燃烧的愿望,要看到别人得救,归向神,不然我们就是打空气。就是这样。那是真的。不管有多少复兴……
昨晚主耶稣站在讲台上,向每个在场的人证明他绝对从死里复活了,勿容置疑。
56

今晚这里比昨晚少了两百人。是什么问题?末时到了,弟兄。勿容置疑,它在这里了。在德国、瑞士、非洲和其它任何地方有同样的行动,同样的事要发生,那里有成千上万人,至少有二、三万人归向了基督。第二天晚上,是那个的两倍。

那是什么?圣灵从我们这里飞走了,去海外寻找羊羔要住在里面。那正是现在发生的事。何等的时候,何等的悲剧,看到我们……教会传讲得越多,圣徒呼喊得越多,似乎国家离神就越远。难怪飞机在空中相撞,船只在海上相撞。
圣经说必有惊惶的时候,邦国间有困苦,大迹象,飞碟在空中,天上地下有迹象,所有这些发生的事;但福音要被传讲。
57

主说:“地上必出现饥荒,不是因为无饼无水,乃是因为听不见神的道、神的真道。”饥荒……哦,我们生活在何等的日子。我们应该准备,做好准备。

“呐,伯兰罕弟兄,你在对什么传讲?你在对我那样说吗?”我是在对你那样说。如果你没有得救,如果你还从未接受基督,如果你不知道被圣灵充满是什么,我正在对你说话。
如果你是个重生的基督徒,祷告,做你所能做的一切,记住,你可以对它说“哈利路亚”。
58

一天晚上讲道时,我想我已经尽我所能在方方面面谴责了罪。我梳理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我不知道会众会不会回来。我想:“哦,我肯定囊括了一切。神啊,当我在那里见到你时,我能说我告诉了他们真理。”

当我离开时,有一个看上去相当新潮的女士,向我走来,她说:“哦,传道人,你今晚从未触及到我。那是一件事;你所说的事没有一样搅动我。我在那一切之上。”
哦,我以为那女士状态很好。她像那样蹦蹦跳跳离开了,大摇大摆地下了过道。我说:“哦,赞美主。我肯定对此很高兴。”她出去了。
一些年老的女士站在那里。我说:“你们认识她吗?”
她们说:“肯定的。她是城里最爱搬弄是非的人。”你决不要对流言蜚语说任何话。就是这样,瞧?哦。
但是记住,弟兄,不管它是什么,不管是多么小的罪,都要把它放下。如果我没有触及它,愿圣灵今晚向你我的心触及它。也许那是不信;也许是疑惑;也许是怀疑。如果是,愿神把它放在你心里,这个要来的星期,我们会有一场老式的复兴出现。
59

当我们低头时,愿主应允。我要请小姐妹来弹钢琴、风琴,不管是什么,我做祭坛呼召的时候,如果可以的话,亲爱的姐妹,给我们起个调。

呐,今晚还早,我想知道,当你们低头时,当我为大家献上祷告的时候……
天父,我严厉地谴责了罪。出现在我头脑里的方方面面,我都通过麦克风讲出来了。我所想到的一切,你放在我心里的,我都把它说出来了。它可能冒犯了一些人,但在审判的日子,我能说我是清白的。我照着你所赐给我的传讲了它。
60

呐,毫无疑问,这里坐着很多优秀可爱的人,他们祷告过了,被圣灵充满了,心里没有定罪,天天活在主面前。如果主要召他们,他们就准备去了。

但我的角色是传福音,说出福音的真相,指出基督受死的目的,当他来接我们时会是什么情形。主耶稣,如果坐在这里的人处在定罪下,你是审判官,我不是。道已经传出去了;它是审判官。你就是道。
父啊,如果这里有人生活不正确,知道如果今晚你差遣耶稣来地上,他们就被定罪,失丧……他们可能认为这很奇怪,在这炎热的天气站在帐篷下传讲老式、粗糙、杀死罪的、搅动的……不是戴着手套,而是徒手操作,把它摆它所属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