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726 爱

1

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又出来侍奉主,向你们这些主的子民,也就是他宝血所赎买的述说主的良善。

昨晚我们度过了一段奇妙的时光。主耶稣确实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赐福了,我们对此非常高兴。我感觉那是第二次发生在我的生涯里,在恩膏下二十五或三十分钟后,就在做祭坛呼召前,我觉得自己很快就恢复了。这是第二次发生了。一次是在此前的聚会上,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凯德尔堂聚会结束的时候。
2

通常若是可能,我可以尽量解释一下。那是另一个世界。一两个异象后,你在那里看到人们,看到发生的事,或另一个生命,也许是另一次,从现在起四十年后,也许是此前几年。那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真实。然后想象几次之后,你开始纳闷自己究竟在哪里,瞧?不是我在做那些事;不是神在做那些事;是你们在做那些事。是你们的信心;做那些事的是你们的信心。呐,我可以稍微解释一下,你们会明白的。

3

呐,我通常这样解释。也许对这儿新来的,从未听过我解释的人……瞧,恩赐,神本性的一切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耶稣基督里。我们知道他是一切的……他是神的全部。鸽子降下来,正如我们那天晚上传讲的“鸽子和羔羊”。鸽子落在羔羊身上;他留在那里。他是以马内利。神在他的帐棚里。神的儿子即耶稣,是神的肉身,是神在地上居住的帐棚。呐,那是……那是基督和神的联合。那是神能被人看见的方式。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瞧?换句话说,神在基督里,显明他对人的态度,瞧?他所是的,神所是的,他藉着他儿子耶稣表达自己,瞧?当神居住在他里面,使耶稣和神……耶稣是神在地上居住的帐棚。“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瞧?神居住在耶稣基督里。那使父与子联合在一起,呐,成为一。

呐,注意,呐,在基督里的是圣灵的丰盛,神整个的丰盛。神赐基督圣灵是没有限量的。但他赐圣灵给我们是有限量的。基督是所有的量,是一切。他是以马内利。但你我是从那种子出来的一小杯。在我们里面的圣灵是同样的质,没有那么多的量,却是同样的质,因为它是同一位圣灵的一部分。瞧?
4

呐,如果我从海洋里舀一勺水,嗯,你绝不要错过它,一勺水。然而,如果我把它带到实验室,在整个海洋里的同样的化学成分都在这一勺里,是同样的化学成分。

哦,基督徒就是这样的。他接受基督以后的天性跟基督拥有的属性是同样的天性。没错。因为那是神的一勺,按量配好,赐给个人,使你成为神的儿女。
呐,基督在地上的时候……让我像昨晚那样尽力解释一下。他说:“我……”子,谈到神的儿子—圣灵在里面居住的基督。“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使用子的眼睛,使用子的嘴唇。现在他使用你们的眼睛和嘴唇。
他说:“你们为我的缘故被送到诸侯君王等等面前,不要思虑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话。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乃是我父说的。”在你们里面的神,他说话。如果你预先思考,你就是在做自己的思虑。但如果你愿意成为羊羔,鸽子就必说话。明白我的意思吗?鸽子说话。
5

哦,这也是一样的,他……瞧,神的灵怎么降到教会里?呐,瞧这里。这点会解释其它有关虚弱的事。呐,耶稣说他不能做什么,直到父指示他。呐,让我们举拉撒路复活的例子。

呐,在拉撒路的复活上。嗯,奇怪吗,耶稣一生都跟他们在那里,却突然起意要离开?他走了。他知道拉撒路要死了。呐,他去了几天,拉撒路病了,他们打发人叫他来为拉撒路祷告。他却继续走,去了另一座城。他们又打发人。他仍然没有来。好几天后,耶稣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
门徒问:“让他休息好了。”
耶稣说:“他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因为他们会竭力劝他做违背父指示他的事。
呐,多少人相信父已经指示他会发生什么事?必须是。因为他说:“子不能做什么,直到父指示。”瞧,注意。他说:“我去叫醒他。”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父已经指示他了。
6

留意他在坟墓那里所说的。“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我用不着祷告,因为你已经告诉我会发生什么事。但我是他们的一个榜样。”瞧?

保罗说,像在……呐,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下,“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林前10:23]瞧?
呐,耶稣用不着祷告,因为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瞧?
然后他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死人站了起来,又活了。
7

呐,几天前,一个小妇人穿过人群,摸了他的衣裳,他宣告自己虚弱了。呐,哪件是最大的神迹,是那个小妇人血漏得医治,还是一个人,皮肉之虫爬过他的肉身,然后又恢复到正常的肉身,他的魂离开了四天,然后又飞回来,站起来,活了呢?

哦,这是一件比妇人得医治大一千倍的神迹。但那并没有搅扰耶稣。而妇人摸他的衣裳却搅扰了他。
“哦,伯兰罕弟兄,你能解释这点吗?”好的,瞧,基督是神给世人爱的礼物。你们相信这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神所赐的最伟大的礼物就是他的独生子。对吗?那是神最伟大的礼物。
呐,神有恩赐在他儿子里,可以随意使用这恩赐。呐,当神指示他要做一件事时,那是神在行事。呐,神没有指给他看这事,是妇人做了这事,她对神的信心驱动神藉着他的儿子运行,因为那是她的接触点。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当她摸到神儿子的衣裳时,她藉着信心从神那里拉到了她所渴望的东西。呐,那是妇人在做事;另一个是神在做事。
呐,今早或昨晚,当我离开这里时,我离开几分钟之后,我想我要去找点东西吃。瞧,我只在那些聚会之后找东西吃。呐,如果我是讲道,我总是去吃饭。我去找点东西吃。我回来,去了房间,坐下来跟比利谈了一会儿。我们祷告了上床。
8

不久,有东西进来,是个异象,很快传来巨大的碰撞声,要我马上跪下祷告,因为那里有人正要求我为他们祷告。今早报纸说两架大班机相撞,一架来自意大利,一架来自瑞典。就是这样。有人丧生了。瞧?藉着祷告,圣灵出去了。

埃克伯格先生,你们许多人都知道他,是吗?艾纳尔·埃克伯格,我们一位来自瑞典的歌手。他从地上飞起来之后,正在紧急降落,飞机的轮子收上去了,液压系统却无法把轮子放下来。他们告诉他说他得掠到草地上再试。他取下眼镜,放在地板上,开始祷告。他说:“主耶稣,此刻帮助我。我祈求你让伯兰罕弟兄在某个地方为我祷告。”当时,我正在路上开车。
9

有声音说:“祷告。”埃克伯格弟兄举着手出现在我前面。我把车停在路旁,为埃克伯格弟兄祷告。就在此刻飞机降落了,飞行员大喊出来:“轮子落下来了。”他们安全着陆了。

我没有……我站着问埃克伯格弟兄。以后大约两个月,我们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开始帐篷聚会,他说了这件事。我说:“埃克伯格弟兄,那是哪天?”我告诉了别人,“帮我找出来,”我说:“那是哪天?”我说:“是哪天?”正好是同一个时候,瞧?那是圣灵在代求。你看到吗?太奇妙了!哦,我看见这些事成就了成百上千次。但那是……那是神至高的恩典。
呐,人们拉动,你们就是那些人。我跟它没有一点关系。它只是神的恩赐,我把自己交给它,你们自己从它那里汲取,你们底下聚会中的人。你可以坐着,向神祷告。留意神转过来向你说话,说出你正在祷告的事,你所求的事。多少人见过它成就,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嗯,肯定的,瞧?是你们在做那些事,不是我。
10

哦,是妇人在对基督行那件事,瞧?它绝对是符合圣经的。也许它不是你所期待的方式,却是神预备的方式。

呐,他们……法利赛人和所有的人,他们对耶稣或基督要来有自己的方式,但神以不同的方式差遣了他,他们就没有看到他,瞧?但是,他们……今天也是这样。你可能认为神以不同的方式经营他的事业。但神不改变;他一直是一样的。
呐,昨晚,通常当异象那么多时,它们会使我相当虚弱。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他们正把我从聚会上带走,那里有一个相当大的……一个女孩在讲台上。先是一个女士坐在那里,她瘫痪了,瘫痪了几个月。
哦,等一下,对不起。我想大约有六、七年了。突然,圣灵出现在妇人头上,当着成千上万的人,对她说她是谁,所有有关的事,告诉她奉主的名站起来,她便得医治了。她瘫痪了,或是有关节炎。女士正常地起来,好了。
第二天,她的医生打电话给我,想知道那妇人发生了什么事。那是他的病人。呐,他来到宾馆房间。
11

呐,这个又聋又哑的女孩,有个小酒鬼曾在我的聚会上得了医治,从伊利诺斯州朱利埃特上来……她有几张祷告卡,但无法进祷告队列。那天晚上,刚好是我呆的时间更长。我想我差不多让二十五个人经过了队列,看来好像那天晚上我有超级力量。

小哑巴来到了队列中,主耶稣使她在会众面前完全好了。我觉得自己在摇晃,比利一直碰我的肋旁,有人对我说话。我知道那是要我下去。当我开始走的时候,我抬头看,另一个凯德尔堂出现在那里。我看见人们在过道上尖叫。我做了自己的祭坛呼召,大约五百个灵魂归向了基督。
12

一直到第二次我有几天聚会,也就是昨晚,我正要离开,比利他们正带我离开讲台,突然,我迅速恢复了,觉得比我现在还更好。我就这样做了祭坛呼召。

神啊,也许是我祈求他在那队列中为我行了一件事,使我以后能做祭坛呼召,因为毕竟,那才是聚会的目的,就是要做祭坛呼召。阿们!
13

呐,你们全心爱主吗?好的,很好。呐,也许一两个晚上后,我们就说星期六晚上,也许我们会有另一场医治聚会。也许是星期天晚上……我想要宣布,星期天早上在摩尔弟兄的教会里,如果他没问题的话,我要讲一出戏。多少人喜欢戏剧?

我相信上次我在这里时,我讲了一出戏,那妇人用眼泪洗耶稣的脚、洗他。多少人听过那个?好的。若主愿意,星期天在会堂我有一出戏讲,这个要来的星期天上午。那是奉献给年轻人的。当然,你们从八岁到八十岁都一直是年轻的,你知道。所以……你们所有的人,老人会从中得到跟年轻人一样多的享受。若主愿意,星期天上午我们要讲一出戏。邀请你们来。
呐,今晚,今天,我太累了,昨晚我睡得很迟,异象让我一直醒着。通常异象对我的影响非常大。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些聚会上,我尽量拿几个晚上来讲道,几个晚上之后举行一场医治聚会,然后回来。我尽量让自己适应聚会,我们想找一个大帐篷,一次在一个地方呆上三四个星期。所以,我们祈求神帮助我那样做。呐,我不能每个晚上都像那样,我实在……一场聚会我就完了。但神并没有像那样赐给我。我滥用了。因为我想要迎合会众,但我开始认为,最好是听从神而不是听任何人说的。这总是最好的。
14

呐,今晚,我们想要向你们讲一会儿。呐,多少人认为,觉得我们应该在一两个晚上之后举行另一场医治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要看看会众的普遍看法。哦,大约各占一半。好的。那么我们要……你们再把病人带来,我们看看,星期六晚上。呐,也许明天晚上,星期天晚上再举行。也许那样更好,明天晚上举行,然后是星期天晚上。是的。明天晚上我们要举行医治聚会。好的。明天晚上我们要再为病人祷告,然后星期天晚上再举行,隔一个晚上举行。然后下个星期,一直到结束,我必须离开这里,尽我所能开车,开三千七百英里去参加下一场聚会。一直走到路通到世界的尽头为止,萨斯喀彻温省艾伯特王子城。过了那再没有路了,过了世界的顶端。

15

上次我们在那里,我们一场聚会有一万个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所以,我们期待在那里度过了五天愉快的时光。我会告诉你们那里发生的事。传道人在加拿大那里互相掐脖子,彼此争吵,以至于农夫都对此感到恶心和厌倦。一个说:“哦,如果他们跟它有什么关系,我们就让伯兰罕弟兄进来,但我们……如果他们跟它有什么关系,我们就不来。”所以,“他们有它,我们就不来。我们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

所以,农夫们聚在一起,租了礼堂,我们甚至不用收取奉献。阿们!一切都付清了。阿们!呐,那是神的爱。农夫们胜过了传道人。看来好像神的羊羔正躺在农场上。阿们!
16

哦,我实在爱主。你们爱不爱他?当你思想他的时候,有没有东西照亮你的心?想一想,一切都成了,我们正在安息,热爱他,敬拜他,经过,尽我们所能向每个人伸出救生索,说:“过来,弟兄,这太奇妙了!没有像它的东西。”整个永恒直到永永远远;现在一切都解决了,一切都结束了。那岂不奇妙?今晚有多少人在那些事上得了盼望,请举手。哦,三分之二,超过三分之二的会众在那些事上拥有蒙福的盼望,他们锚在耶稣里了。太奇妙了!

不久前,我问妻子,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亲爱的。”我说:“真正的价值在什么上?”我相信那天晚上我告诉了你们什么是真正的价值。
只有失丧的灵魂,是里面唯一有价值的东西。钱会过去;房子会朽坏消失。地上的一切都会离去。唯一的价值,持久的价值,我宁愿我为基督赢得一个灵魂在荣耀里,知道并看到神的光在整个永恒中环绕那个灵魂,我的名字跟那灵魂有关系,也不愿有世界上的一分钱,因为我会失去它,全都会失去。但你送到上面去的,是永恒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如此努力。
今晚我失丧的弟兄姐妹没有盼望,没有神,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向你们讲道,想要让你爱主耶稣。我想要读一些主可称颂的道。在读之前,让我们低头用祷告向他说话。
17

弹风琴或钢琴的姐妹,如果可以,从“与我同住”里找几句。我实在爱那首歌。好的,“与我同住,”我们低头。

多少人想要在这祷告中蒙纪念?你只要举手。神祝福你。很好。这里有多少人魂里没有真正感觉良好?现在每个人都低头,只让圣灵和我看。你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哦,太好了!神祝福……大约有一打或更多人……
18

我们的天父,我们实在爱你,主啊,因为你先爱了我们。今晚我们在想,刚才那些举手的人在他们的魂里说他们不觉得完全正确。

呐,他们那样做是因为你向他们说话了。你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顺从那吸引的,我要赐给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
神啊,在这聚会结束前,愿那些手下垂发酸、面朝地行走的人,愿那些无力的手举起来,喜乐的泪水从他们脸颊上流下来,仰望神的羔羊,感激纯洁、神圣的救恩。主啊,求你应允。主啊,纪念其他举手的人,一些人可能生病了。今晚医治他们,好吗?让圣灵去到各处的会众那里,医治病人,拯救失丧的。主啊,带领那些有点任性、冷淡的人亲近你。他们是你的儿女。他们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安息。愿他们今晚回到方舟,把他们的灵改变成羊羔,温柔谦卑地归向主。我们奉基督的名这样求,阿们!
19

今晚要从圣经非常熟悉的一章读一节:《约翰福音》3章16节

因为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致灭亡,反得永生。
跟我一起为那些举了手的人和那些对基督有需要的人祷告。我想要你们在祭坛呼召前专注听我讲二、三十分钟,我们要看圣灵告诉我们做什么事。
呐,今晚我要传讲“爱”。
20

我想爱是世上最伟大的力量。没有一样东西比爱更有能力。如果今晚我有选择,是个罪人,站在神面前,神说:“呐,伙计,我要给你所有九种属灵的恩赐,我要让你说预言,赐给你说预言的灵。我要使你成为一个大能的传道人,赐给你智慧和知识的言语。我要赐给你说方言和翻方言的恩赐,我要赐给你医病的恩赐,你就会对病人有很大的信心。我要为你做这一切的事。我要赐给你那一切,或者我不让你有任何那些东西,只让你心里有真正的爱。”

我会说:“愿神赐给我爱。”是的。
“因为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知识也必归于无有。惟有爱永不止息。”就是这个驱使神的心差遣基督来世上。
21

不久前,有人跟我讲一位妈妈的小故事。一个年轻女孩去上大学。回来的路上,她带了一个年轻女孩跟她一起回家。这女孩是我们称作现代顽皮的一个,你知道,有点活跃。

她妈妈出去接她。那年轻女孩到处看,见到了……哦,那位妈妈。跟她在一起的年轻女孩说:“哦,那个老丑八怪是谁?”因为她满脸都是伤疤。在外的年轻女孩耻于说那是她妈妈,因为她自封的朋友已经说她看上去像丑八怪。
最后她们下了火车,嗯,那位妈妈跑上去接女儿,说:“哦,亲爱的,我很高兴见到你。”女孩却转过身走开了,因为她耻于看到她相貌丑陋的妈妈在她大学女朋友的面前。
刚好站在那里的售票员知道实情。他抓住那个年轻女孩,让她转过来,说:“马利亚,是什么使你像那样举止?从你外出起你发生什么事了?”他对那个跟她在一起的女孩说:“毫无疑问,你正在看她那丑陋的妈妈。”女孩说:“我看见了……”
22

售票员说:“当她是她女儿两倍漂亮的日子,我看见了。”他说:“我刚好住在附近,这女孩是楼上的婴孩;她妈妈正在后院洗衣服。突然,消防车开过来了,后来发现房子着火了。当时已经烧得非常热,那婴孩不可能得救了。”

“这位妈妈穿过那些火焰,一个漂亮的妇人穿过那那些火焰,抱起婴孩,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把婴孩的脸裹在衣服里,冲出那些火焰,就是这个使她变丑了,火焰烧坏了她脸上的肉,就是这个使她……她整个人仆倒了,火把她烧趴下了。”
他说:“她丑的原因……你漂亮;那就是为什么她变丑了,好让你能漂亮。而你却以她为耻。”
23

当我听到这故事时,我想:“是的。耶稣替我们成了什么,他成了死和罪,使我们这些真正有罪的罪人……”哦!你说:“如果那是我妈妈,我会为她感到自豪。”今晚你的主又怎么样呢?你真的以他为耻,还是你真的感到自豪,他救了你,你愿意作一个见证吗?神圣的爱是最强大的力量之一。它是世上最伟大的力量之一。当神圣的爱被投射,到了尽头时,至高的恩典就发生了。

呐,那是我的主题。当神圣的爱被投射……投射神圣的爱,到了尽头,再也走不下去了,这时至高的恩典进来了,发生了。
呐,作为神的一个儿女,你意识到你是小一点的造物主了吗?你知道你创造了你所生活的气氛吗?你意识到你在所居住的气氛影响别人吗?是什么使人们像现在这样举止呢?是因为……是什么使酒鬼喜欢跟酒鬼在一起呢?就像我妈妈过去说的老格言,我想这里也是南方:“物以类聚,”因为他们有共同点。
24

你看不到乌鸦跟鸽子住在一起,因为它们没有交通。它们没有共同点。乌鸦可以飞到死尸上吃肉。但鸽子去麦田里吃麦粒。呐,我要你注意魔鬼所能做的事。呐,鸽子不能落在死尸上吃肉。但乌鸦可以吃死尸,也可以吃麦子。它是个伪君子。瞧?鸽子不能那样做,因为它的天性不一样。

呐,一个人可以模仿基督信仰,但一个基督徒不可能模仿罪。在他里面的圣灵不会让他那样做。他有……鸽子,它不能吃那个,因为那会杀死它。它没有胆汁,就像那天晚上我们说的。它没有胆汁。如果它吃了那个,那就会杀死它;毒素会杀死它。它不能吃那个。
但乌鸦既可以吃死尸,也可以吃麦子。所以那就是一个模仿者所能做的。但一个真实无伪的基督徒除了是神纯正的作品,不可能是别的。
呐,几个星期前,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基督徒商人团契大会上,我听到了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见证。这人是个了不起的庄稼汉。他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忘了。克劳斯弟兄,非常好的人。克劳斯弟兄做了一个见证,让我想起这事。他病了,他是奥洛·罗伯茨弟兄亲密的朋友。奥洛是个很好的基督徒弟兄。他和奥洛弟兄就像这样在一起。
哦,首先你知道,他想:“哦,如果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去找奥洛弟兄,事情就了结了。”
25

呐,当你有那些想法时,你就错了。是的。你决不要认为人跟它有任何关系;只有神跟它有关系。你尊重人,把他们当作弟兄来爱,这没问题,但决不要把任何人的爱像你从神得到的爱那样放在心里或放在神前面;要把神放在第一位。要彼此相爱。但那个爱在希腊文中是“非利欧”的爱,意思是“人的爱”。但你对神的爱是“爱加倍”的爱,就是神的爱。

所以,要把神的爱放在第一位。但是,克劳斯弟兄说他一直对罗伯茨弟兄有很大的信心。一天,他发现自己得了肾病:肾结石。他说:“哦,那容易。我要去罗伯茨弟兄那里。当我跟他用餐的时候……”
奥洛说:“肯定的,我们可以看顾这事。克劳斯弟兄,赶快。”便站起来,按手在他身上,责备那东西。
他说:“我感觉更好了。”回家一两天,那东西又来了。他又回到罗伯茨弟兄那里,说:“罗伯茨弟兄,那东西又回到我身上了。”
“我们再祷告。”他又责备那东西。感觉好了几个小时,又回来了。一直这样,直到他发现他没有任何收获。哦,是这样。
“奥洛失败了,我知道有人不会失败,就是伯兰罕弟兄。他肯定不会失败。”于是他说:“我知道,我要下去站在那恩赐面前,他会准确地告诉我要做什么。我要看看他在哪里。”
26

我在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举行我最后的聚会。他来到华盛顿里奥宾馆,他和他可爱的妻子。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拿到一张祷告卡。”他们每天晚上都给他,他却从未被叫到队列里。

27

我那样爱他,当他开始要离开时,他在大厅里。他经过的时候,我就在那里;他哭了起来,走出去跟我握手。我说:“克劳斯弟兄,我要你来房间,跟我来。”我去了房间。

我说:“呐,克劳斯弟兄,让我们祷告。我要站在你面前和神面前,或者说在神和你面前,我要看主告诉我什么。”我在主面前谦卑自己,照我素常的方式出去,想要找到……圣灵降下来,临到我,拒绝对我说一句话。
我说:“那不常发生。让我们再试一次。”我们又祷告,说:“主啊,如果我们做了什么错事,求你因此赦免我们。我们不是有意要做任何错事。但克劳斯弟兄是我的好弟兄,他想要知道你的旨意对他是什么。父啊,你愿意向我说话吗?现在,我不是把自己献给你,因为我没有什么可献的,我是奉主耶稣的名为了他的缘故上来。我的弟兄克劳斯弟兄站在我面前,他在大的患难等等上帮了我许多次,我们一直是弟兄。主啊,你愿意说话吗?”我在主面前谦卑自己,圣灵拒绝说一句话。我什么也不能做。我很少看见主那样行事,一生大约只有一两次。
28

所以,我不知道要告诉他什么。我说:“克劳斯弟兄,我不明白这事。”我说:“我害怕再求。”所以我们继续,我为他祷告,按手在他身上,离开了。

他说:“你知道,我感觉更好了;我现在没有一点疼痛。”走了大约,大约三、四个星期,他没事。突然,一天晚上那病又回来了。
呐,他说:“主耶稣,我爱你。我到了罗伯茨弟兄和伯兰罕弟兄那里,我要怎么做呢?”他说:“呐,我不想去看任何医生。我不想去。但是我……我该做什么呢?”
后来,最后他开车去看医生。他去看医生时,他们送他去了梅奥诊所。梅奥诊所仔细检查了他,说:“哦,朋友,你大约有千分之一的几率再活一个月。你的手术可能是,如果我们要取出结石,但它嵌在某个东西里了。如果我们取出那结石,那可能会在手术中要你的命。”他说“你确实濒临死亡。你只有千分之一的能几率通过手术。”
“哦,”他说:“让我仔细想想。”
29

他爱主,任何知道克劳斯弟兄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真正的基督徒。他说:“亲爱的神,你知道我爱你。我已经做了我所知道的一切,但是,如果这是我回家去你那里的时候,我准备好去了。但我爱你,我对你的最后的话是:’我爱你。’你知道我的心:我爱你。”

他去做手术,医生对做手术有点犹豫。但手术后,他醒来了,说:“整个手术室都被神的荣耀照亮了。”医生甚至不明白手术怎么那么快,他也不知道发生的事。
当爱被投射,到了尽头时,至高的恩典就进来代替了。每次都必这样。那是神的本性。他不可能为人做别的事。但当你真的、真正爱他时……爱他不只是一个虚构的想法,我指的是在你心里,他对你是珍贵的。
30

呐,就像你信任他。你相信他,就像你相信你妻子一样。当我离开家时,我不需要说:“伯兰罕太太,来,我们现在要谈一谈。我就要离开了。当我出去时,你不可有任何别的丈夫;你不可做这做那或别的。”

她说:“呐,我亲爱的丈夫,那很好。但我要告诉你:当你出去时,你不可有任何另外的妻子;你最好对我忠实。”我们从不那么想。为什么?我们彼此相爱;我从未那么想过。
我只是进去,说:“亲爱的,再见。请为我祷告。”
她说:“比尔,每天晚上我都会跪下为你祷告;愿神与你同在。”那就解决了,直到我回来。她不担心我。她知道我爱她。只要我像那样爱她,她就永远不用担心。即使我认为我可以做一件事,逃避处罚,我告诉她这事,她会因此原谅我,但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去做。我太爱她了,不会那样做。我会看着她,想:“那个可怜的女孩,三十五岁,头发完全灰了,站在我和公众之前,我三个孩子的妈妈……我心里有东西不会让我那样做。”
当我看着我的主,看到他死在各各他,可爱的代替我这不可爱的,纯洁的代替我这不洁的,拯救我脱离罪的死亡和地狱里的永恒时,我心里有东西……即使我能逃避处罚,我也不想那样做。我爱他,是的,先生;我爱他。即使我认为我去那样做,主会因此赦免我,无论如何我也不想那样做;我不想做任何事伤害他。我太爱他了。那就是我们所要有的。它是你心里的东西:爱。
“哦,”你说:“抽烟不会定我的罪。我喝一点酒。我……”哦,弟兄,你不爱主。有件事发生了。如果你真的爱主……
31

我记得我的第一本小圣经,当我最初开始讲道时,我过去在浸信会教会,有人一直问:“伯兰罕弟兄,你认为抽烟是错的吗?你认为喝酒是错的吗?”

我在我的圣经里写了一点回复;我把回复给了那人。我说:“不要问我愚蠢的问题;在你心里拿定主意。如果你全心爱主,你就不会抽烟、嚼烟草,喝任何酒。”今晚那仍然适用。是的。如果你爱主,虽然你可以那样做,逃避处罚,但无论如何你不会那样做,如果你爱主的话。那正是真实无伪的爱加倍的爱所做的。
基督徒爱主。他爱主爱到一个地步,“没有任何东西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保罗说:“无论是死,是痛苦,是危险,是坐监牢,或任何事,都不能使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哦,真实无伪的……
我的弟兄,若你心里带着那样的爱,那就会超过你所能替代的其它任何东西。绝对没错。我不管你怎么说方言,怎么叫喊,你有或参加了多少大聚会,你的名字怎么在册子上,你受了多少次洗,用什么方式洗,那永远不算什么,除非那真实无伪的圣灵之爱沉浸在你心里,除非你爱主超过世上其它的一切。是的。
32

我们强调了太多圣灵的确据。卫理公会说你得到圣灵之前必须叫喊。许多卫理公会信徒叫喊了,却没有圣灵。五旬节派说你得到圣灵的时候说方言。他们许多人说了方言却没有圣灵。是的。但是弟兄,当你到了一个地步,你得到了爱,它就永不止息。是的。如果我妻子信任我,是因为我每次离开的时候都给她十美元,哦,弟兄,那算不上是我爱她的迹象。我可能是对的或真的。但当她知道我爱她,当我知道她爱我,那我们彼此间就有一个完全的信任。根本不要担心。当你心里得到了神完全的爱,你就不会为任何事对神有疑问。当圣经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一切的疾病,”你说:“阿们!主啊,是的,那是我。”

“你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
“那是主,主啊。”
33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

“阿们!主啊,那指的是我。”一切的问题就解决了。你太爱神了,神说任何话你都相信。哦,我此时感到灵里兴奋。想一想,爱既完全,就把一切的惧怕除去。你不惧怕任何事;你正在安息。你不是“哦,明天我可能后退;下个星期我可能后退。”我不担心那个。不是我在竭力持守。主为我持守。他把爱放在我心里,在那里持守。是他持守我,不是我持守他。如果是我持守他,我可能会松开。但只要他在持守我,他永不松开。他应许了他不会松开。
“我绝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来13:5]阿们!哦,“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34

我要把我的魂庄严地安息在神的道上,站立说:“只要我知道我里面有东西使我太爱主耶稣,以至于不想犯错。”我锚住了,阿们!那里有东西……

如果我试图说:“哦,我停止这个、停止那个。”我怀疑这个。但当这里有事情发生,成就事情的就是这个。我记得我失去妻子的时候。我站在我孩子旁边,她要死了。我把手按在她头上;她妈妈刚从去世的医院里被带走,送到了太平间。
一个人过来,说:“比尔,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我回到家,正躺在床上哭。他说:“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
我说:“什么?我知道,她刚去世了,弗兰克弟兄。”
他说:“不完全是,你的孩子也要死了。”
我冲到医院。小家伙,八个月大,还在三角型的推椅里,她……我过去在卡车上按喇叭等等,走过来,她会咿咿呀呀向我伸出小手臂。我太爱那孩子了!我的第一个小女儿。我赶快去了医院。
护士说:“你不能去那里,伯兰罕先生。”我一直等到她离开了,就溜到门后面,进去了。护士说:“她得了脑膜炎,肺结核脑膜炎。”
35

我走了房间;她正躺在那里。窗户开着,苍蝇落在她的眼睛上。我把苍蝇赶走了,把蚊帐纱罩在她身上。我再看着她。她躺在那里发抖。我说:“沙仑,宝贝,你认识爸爸吗?”我可怜的心快碎了,我妻子躺在那里的棺材里,孩子的妈妈……她的小手臂上下移动,她遭受了太多的痛苦,以至眼睛变成斗眼了。一只蓝色的小眼睛已经成了斗眼。我说:“你爱爸爸吗,宝贝?爸爸来了。”我看见她在发抖;我知道她认出了我在那里。

我跪下来,说:“神啊,我爱她。神啊,不要取走她。不要取走我的孩子。请不要,神啊。”那时我抬头看,有一道展开的黑布像那样垂下来。我知道主要取走她。我把手按在她的小脑袋上,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1:21]我说:“神啊,你把她赐给我;你又把她收回去。”我说:“沙仑,宝贝,再过一刻我要把你放在妈妈的怀里。但有一天在荣耀里,靠着神的帮助,爸爸要见到你。”
36

哦,一切都没了。孩子躺在妈妈的怀里,我站在那里的山上,听见传道人说:“土归土,尘归尘。”他们埋葬了我的心。我看着二十二岁的年轻妻子,她才结婚两年多一点。我手里抱着大一点的比利,他看着喊“妈妈,妈妈”,伸手要她,他的小妹妹躺在妈妈的怀里。一只斑鸠蹲在灌木上咕咕叫。我听到泥土落下去。我们很穷,不得不把她葬在公共墓地。我听见泥土落在棺木上;传道人说:“土归土,尘归尘。”风似乎穿过那些松树,微风吹着,讲说:“河的彼岸有一片地,他们称那地永远甜美,藉着信心我们到达彼岸,依次我们得进天堂门,与神永住常乐永恒,为你我敲响起美丽金铃。”

大约两星期后,我依然无法恢复过来。我回去工作。大约一两个月后,我走在路上,手背在后面,穿着一双旧靴子;我不能回家,我不能去任何地方。我的心碎了。印第安纳州参议员艾思勒先生来我的教会。我正像那样走在路上,听见一辆旧卡车开过来。我四处观看,他停下车,跳出来,跑到那里,拥抱我,我哭了。
他说:“比尔,你感觉怎么样?”
我说:“艾思勒先生,你知道我的感觉如何。”
他说:“我想严肃地问你一件事,比尔。”
我说:“好的,问吧,艾思勒先生。”
他说:“主取走你妻子、孩子和你拥有的一切后,现在你对主耶稣是怎么看的?”
我转过身,拉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参议员,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他对我来说比生命更宝贵。”
他说:“你爱他吗?”
我说:“全心、全魂、全力地爱他。”
“他取走你妻子、孩子之后?”
我说:“即使他打发我去地狱,即使有这样的事,如果我能在那里爱他,我还是爱他。”主是对的,我总是错的;他总是对的。我爱他。
37

哦,我很高兴地知道,藉着恩典他把那爱放在我心里。那爱的能力得胜了。它必……你可以胜过你丈夫。即使他不想去教会,对你去教会小题大做,只要祷告。呐,不要试图假装。如果你假装,那行不通。但如果你心里真的对他的魂有那样的爱,他就会知道。不要担心。丈夫因信的妻子成圣了,反之亦然。你不能耍它,你不能吓唬它。爱必须真的在那里。那就是真正的信心出自的地方。

有时候,人们认为他们得到了信心,其实他们并没有得到信心。你必须真的有信心。我见过那同样征服的能力。
38

你们知道,我是个酷爱户外的人,酷爱野外,在林子里长大,我妈妈是半个印第安人。我酷爱野外。我当了多年的印第安纳州狩猎监督官,研究了野生动植物,一辈子都住在野外。我的外祖父是全国有名的猎手。我几乎在全世界打过猎。我酷爱野外。但我告诉你:那里有真实的东西。真实的东西人人皆知。你不用到处见证这个、那个或别的。如果你是个真正爱主的人,你所接触的每个人几乎都会知道这点。你是书写的荐信;你被盖印了。印在后面就跟在前面一样,印在两面。人们知道你是个基督徒。你走路不一样,生活不一样,举止不一样;当你成了基督徒时,你是不一样的。

我记得有一次……我可能告诉过你们这事,我看见野生动物怎么被神的爱征服。多少人曾读过我的书“从神那里差来的人”?林赛弟兄写的。你们许多人读过。
39

你们记得那天晚上在台上倒在我脚下的疯子,你们记得那故事吗?发生了什么事?我真希望我能解释那件事。我一生中发生过许多次那样的事。每次一件神迹行出来时,我都有那样的事发生。那是一样东西。你必须走进去。

几个星期前在墨西哥,杰克弟兄和我站在几千人面前的台上。一个可怜的墨西哥老弟兄走上来;他瞎了,披着一件围巾,肮脏,满了灰尘。可怜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十字架,念着“万福马利亚”什么的。我告诉他没有必要念那个。
他走上来,想知道……他走到我所在的地方。我看着这老人;我看到他的灰头发从他脱掉的大草帽下露出来。他正在用西班牙语说着什么。我不明白他。埃斯皮诺沙告诉我他在说什么。他走到我所在的地方,把手臂放在我的肩上。有事情临到了我。我看他大约七十岁。我说:“如果我的老父亲活着,大约就是那个年纪。”
40

我看着他的脚,他脚上没有穿鞋。我想:“也许他从未穿过一双鞋。”

突然,有东西开始感动我。我把脚放在他的脚旁边,看我的鞋是不是适合他。我想:“如果我的鞋适合他,我现在就脱下来给他。他也许从未穿过一双鞋。”我把他拉近我,看我的肩膀和他的肩膀。他比我宽大。我本想把我的外套给他;我爱他。另一件事,我爱他。我想:“瞧这里。”可怜的老人也许一辈子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也许他从未穿过一双鞋,他那双铁锈色、鱼鳞状的脚,他的脚趾甲都往上翻。我想:“可怜的老人。他跟我有同样多的权利穿一双好鞋,跟我有同样多的权利穿一件好外套,跟我有同样多的权利坐下来吃一顿像样的饭。”
41

此外,魔鬼使他瞎眼了。看到那是什么吗?不知怎么的我走进了……不是我,是圣灵(神啊)领我进入那感觉。哦,当你能投射你的生命,藉着领我进入对老人的爱的感觉里……

就在那时,他把手臂放在我肩膀上,靠在我肩膀上哭泣。这时事情发生了。我想:“那个被咒诅的、使这可怜老人瞎眼的瞎魔鬼,他没有任何特权……”
“哦,”我说:“你这瞎眼的灵,从他身上出来。”突然,他打开眼睛,开始尖叫:“我能看见了。”那是什么?投射圣灵的爱。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那天晚上,那个可怜的人跑到台上要取我的性命,他威胁要这么做,在六千五百人面前抡起他的大胳膊,还有几百人站在雨中的街上,他说:“你这伪君子,今晚我要打断你身上的每根骨头。”
我没有说一句话。我看着他。我一百二十八磅,他将近三百磅,七英尺高,从收容所跑出来的疯子。他跑上那里……
42

呐,不是……哦,我肯定害怕。但当我看着他,有件事开始发生。我不是想:“哦,如果我够大了,我就要打败你。”不是那个,我在思想:“可怜的弟兄。魔鬼把他捆住了。嗯,他想要爱我,就像我爱他一样。他像那样无能为力。那不是他在咒诅我;那是魔鬼。”任何人都是这样。不是那个在咒诅你的人,让你想生他的气、一下子把他杀掉,而是魔鬼使他那么做,不是你的弟兄;而是附在他身上的魔鬼。

他做了一个很大的威胁。在我能说任何话之前,圣灵开始说话。我不是憎恨那人,而是爱他。神的爱投射在他身上,他像那样翻着大眼睛,倒在我脚下的地板上。爱征服了。
43

我听到人们谈论恶狗。刚好我不怕狗。你不……使狗咬你的是你对它的惧怕。呐,这听起来可能愚蠢,但并不愚蠢。野生动物,我从未见过一只我害怕的野生动物,因为我爱它们。我面对面见过灰熊和别的东西。因为我爱动物。你必须有爱;你吓唬不了它。你曾见过一只狗扬起鼻子去……它知道你是不是怕它。你不要试图吓唬它。你可能吓唬了你的邻居,但你吓唬不了狗。它知道。你吓唬不了神。我带着一切的敬畏这么说:你吓唬不了魔鬼。我不管你喊得多大声,怎么尖叫、踢腿。他仍会呆在那里。

但当你真的有货色了,你就不用说很多话。他知道那是不是真的。那些门徒尖叫、喊叫,想要使那疯子痊愈。耶稣说:“从他里面出来。”发生了什么?门徒被打败了。但魔鬼必须知道那声音是从哪里来的。那是从神的鸽子所站的一个泉源来的。当颤动从他出来时,他认出了那个颤动。他知道那比门徒大多了;他知道那比摩西大多了。当……在摩西身上,他使摩西犯罪了。但当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在这些人面前行一件神迹……”
耶稣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魔鬼知道他当时遇见的不是摩西。那里有一样东西。是的。
44

不久前,我是印第安州的狩猎监督官,去了老伯克农场,旧采石场所在的地方,那里有胡桃岭墓地,就在我亲爱的妻子今晚安息的地方下面,我妻子和孩子的身体就在那里,那农场叫做伯克农场,那里有一头大公牛。它在那里杀死了一个黑人。他们把公牛卖给了亨利维尔这边一个叫格恩西的人。我正在那里把一些鱼放进一条小溪流经的大湖里。这人在那里造了一个大湖,他要把湖向公众开放;我们在保护区为他养鱼。

哦,不管我们去哪里,我们都应该带一把手枪。那是法律;我们必须那样做。我刚好得知田野对面有一个生病的弟兄。所以我想:“我想我要过去为他祷告。我要把这些鱼放掉。”
我解开这把小手枪,丢在车上,出去那里……走过弟兄所在的田野。我忘了那杀手在田野。
在走过田野的路上,走过那条路,那里有一簇矮树丛,矮橡树。我离篱笆大约两百或三百码,跟另一头大约同样的距离,在中央的池塘沼泽地。突然,离我不到三十英尺,这只杀手站了起来。而我就在那里。
45

首先,我伸手掏枪;没有枪。看看神是怎么恰当地看顾事情吗?没有枪。我看着篱笆;牛离我太近了。没有树可以躲进去,死亡就摆在我面前。牛是个杀手,周围到处都是警告,“不要进入这里。”瞧,我忘了。我就在那里。

哦,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做,站直了,不像懦夫一样死,像大丈夫一样死。我挺直了,想:“哦,这是我的尽头。”我停下来,没有必要想办法跑。牛离我不到二十英尺。哦,它像这样用角刨土,尽它所能嗥叫,趴下,扬起角,踢开尘土,做好准备。
我就站在那里;我所能做的就是这个。我想:“哦,我确实要这样做。我不想退化成一个懦夫。我要下去表明神的爱在我心里。”我回头看那公牛,突然事情发生了。呐,这听起来是小孩子气,听起来像小孩子的话题。但那正是今晚我们的问题,我们想要在神里面是大人,而我们本该是神里面的婴孩。我们知道太多。神居住在谦卑和简易中间。你决不要忘了这点。我看着那公牛;如果有的话,我可以为它呼求。嗯,我想:“可怜的受造物,哦,我错了。”呐,平常我不会对它有那样的感觉。
46

首先,我在找枪。我很高兴我没有带枪;不然我会射杀它,然后去赔偿。但我没有带枪。我想:“哦,可怜的受造物。嗯,我在……我在你的草场上;这是你的家,你只是一头畜生;你不知道差别;你并不想杀死我。但我打搅了你。很抱歉我这样做了。我不是有意要打搅你。”像我现在这样说。我控制不住;我里面有东西在说。

哦!很不幸,我们不得不离开那个。只要顺从它,神就接管了。公牛嗥叫着走过来;它低着头。我说:“呐,神的受造物,我是神的仆人;我正去为一个在这里快死的病人祷告,我路过这田野,你的家在这里;很抱歉我闯进了你的家。”那正是我所做的事。我闯进了它的家。那就是它所知道的家。呐,停下来想想;那是真的。
我说:“我进了你的家。我打扰了你,请你原谅我。我要路过田野;我不想打搅你。”我说:“现在,奉我们的造物主耶稣基督的名,回到那里再躺下。我不想打搅你。”那头公牛拼命地向我奔来。当它离我大约只有六到八英尺时,我一点也不怕它,就像我正站在这里一样。“爱既完全,就把一切的惧怕除去。”[约一4:18]
我不在乎,即使死亡盯着你的脸看,你可以唱:“快乐日,快乐日,耶稣洗净我众罪孽。”
47

难怪保罗可以站在死亡面前,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肯定的。经过患难,他体会到神的爱。患难生忍耐,当然,苦难生忍耐。呐,忍耐生出爱和信任。

当那公牛走到离我大约六到八英尺内时,它就伸出脚,停住了。它看着我,这边看看,那样看看,筋疲力尽了,便静下来,走过去躺下了。我走到那公牛五英尺内,它甚至没有转过身来看我。我走出了草场。那是什么?那是神的爱,是神的能力。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相信那个故事。”哦,你用不着相信。但它是真的。能在狮子坑中为但以理封住狮子口的同一位神,肯定能在神的爱被投射时几分钟内制服一头公牛。当我爱主,我心里的爱返回到那公牛身上,当爱到了尽头时,神至高的恩典就进来代替了。哈利路亚!
哦!当死亡临到时,我为什么要惧怕呢?我多么想爱主,当到了一个地步,一切都没了,有一天神的恩典会进来,背我度到约旦河对岸,进入更美之地,那里没有疾病、死亡和痛苦。我爱主。你爱主。没有任何东西,疾病或别的东西都不能使我们分离。神的爱继续。当你爱主,到了尽头,爱再也不能代表你行动的时候,至高的恩典要代替爱,阿们!
48

不久前在我的前院,我正在用割草机、动力割草机割草。我割了大约两圈,又来了一车人。我会绕着房子跑进去穿上衣服,脱掉工作服,穿上衣服,有人来接受祷告;我可能要在那里为他们祷告一个多小时。当队列里没有别人了,也许夜晚很迟了,我又溜出去,穿上工作服,跑到前院,再割几圈草。嗯,在我去后院之前,前院草已经长起来了。于是我……

一天下午在那里,我回到前院,没有人……我就穿上工作服,天相当热。我没有穿衬衫。没有人看见我,所以我就在那里割草,旧的动力割草机啪嗒啪嗒啪嗒啪嗒。我正走着,忘了角落里有一个很大的黄蜂窝。我撞上了篱笆,不到一秒钟,我就被黄蜂完全包围了。你知道那些大家伙们是什么吗?嗯,它们会杀死你的。一只黄蜂就可以把你叮趴下。当然,我没有穿衬衫,我……我周围都是黄蜂,但一件事发生了。有东西……不是害怕,爱进来代替了。你可能不想相信这事,但在审判台前,你会看见主,那时我们心中的秘密就被揭开了。
49

我被包围了,没有一只黄蜂叮我。我想:“可怜的受造物。哦,那是你拥有自卫的唯一方式。神赐给你那根刺。那是要自卫的。你有同样多的权利;你不知道那是我的篱笆。它是你们的,就跟是我的一样。它不属于我们任何一个,它是神的。所以,你就在那里筑巢。我本该留意你们。对不起。”但我说:“我是主的仆人。我爱你们,小家伙。”

它们就……[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蜜蜂的嗡嗡声。]
我说:“我……我……”你千万不要试图吓唬它。你最好知道你在讲什么。我说:“我爱你,神的小受造物。对不起;我吵醒你们了,向你们道歉。”但我说:“我正在服侍神的子民;我也必须割草。我在匆忙中,对不起,我打搅你们了。现在,奉耶稣基督的名,回到那巢中。我再也不打搅你们了。我要从旁边走过去。”那些黄蜂仍在我周围。我的割草机从未停住。我松开把手,向神举手。然后我又抓住把手,对那些黄蜂一点也不惧怕,就像什么事都没有。
神是我至高的审判官,那些黄蜂围着我飞了几圈,尽它们所能笔直地飞回了那巢中。那是什么?神的爱投射把神至高的恩典带下来了。我怎么知道,我说英语,它们听不懂翻译,它们听见了我说的话。我无法告诉你,但不管怎样,它们顺从了我奉基督的名要求它们做的话。爱,征服了动物,征服了人类。如果神……
50

你们读过负鼠的故事,我想你们所有人都读过。你们大多数人……他们就在这里;今晚那些男孩子就在这里,吉恩和利奥就坐在这里。去年七月我坐在台阶上,我想是六月或七月。七月?我相信是七月,去年七月。伍德先生一直在我的院子里割草,院子里放着一个耙子。我正跟这些小伙子交谈;我称他们是我的学生。所以他们……我正跟他们讲一个黑人女孩的事。前一天(是在报纸上),一个年轻漂亮的黑人妇女生了一个私生子,她把孩子包在毯子里,让孩子窒息而死。然后她带着毯子坐出租车出去,到了外面,把这条用电线包得紧紧的毯子丢在河里。出租车司机起了疑心,说:“你丢什么到河里?”

她说:“哦,只是一些我不要的东西。”出租车司机向警方报告了这事;警方报告给海岸警卫队,他们就去把它打捞上来,是个婴孩。事情就是这样。
51

我说:“她不是个母亲。”她只是个女性。没错。她不是个母亲;母亲不会像那样举止。我说:“她心里没有母爱。”我说:“她不能……”还不等我说这话,我的门口进来了……我是第四个来自一片小林子里的人,哦,大约有一个街区远,穿过公路,然后走在巷子里。除了我,那里没有人有门和篱笆。上午十点左右,一只负鼠走进了我的门口。它像这样流着血。哦,任何知道负鼠是什么的人,都知道负鼠白天不出来;它们是夜间觅食者。它们在夜间捕食,白天躺卧。许多次我设陷捕到它们,吃了很多负鼠。所以我知道负鼠是什么。我看到它们进来。

那是我对野生动物的研究。我研究了它们的习性。你在野生动物里看见神。你在自然界到处都看见神。你在人里面看见神。你在孩子们里面看见神。你看见……神在你周围各处。你在鸟儿里面观察到神。
52

有人说……我那里的邻居把电台打开。每次他在院子里割草,都打开电台播放摇滚乐、西迷舞、布吉伍吉舞,他们所称的各种东西。一天我对他说,我说:“为什么你打开电台?”

他说:“你知道吗,比尔?”他说:“我若不听电台,甚至无法割草。”
我说:“它使我的胃恶心。”我……
他说:“哦,如果你打开听一次,它是多大的一个帮助。”
我说:“我一直都有一个开着。”
他说:“你有?”
我说:“哦,是的,每次我开始割草,我的电台都就出现了。”
他说:“我从未听到。”
我说:“哦,你只是没有听。”
他说:“你的电台是什么呢?”
我说:“我出去,发动这台旧割草机,嘲鸟就开始唱歌,知更鸟也开始吹哨子。那是我一生中听过的最好的电台。”是的。神藉着他的鸟儿向我唱歌。神啊!何等的爱!我真希望我能有言语告诉你们。
53

这只老负鼠进来了。我说:“瞧那里,小伙子们。那只负鼠得了狂犬病。”我赶快跑出去。我说:“我最好阻止它,”负鼠向我走来。我拿起这个耙子,按在它身上。我注意到她左边的腿大约是,哦,大约有这么大,是负鼠的腿三、四倍大。要么是狗抓住了它,咬了它,要么是它被车撞了。它腐烂的地方都是蛆虫,开始生坏疽了,全身都是苍蝇、绿苍蝇。我说:“哦,什么……原来是它受伤了。它没有狂犬病。”我把它按在耙子、院子里的大耙子底下。这么做时……就在这时,伍德先生从田野过来,送奶的吉尔摩先生走进门。

我说:“呐,小伙子们(吉恩和利奥),”我说:“过来,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这只负鼠……”我刚好看到了。负鼠和袋鼠是唯一两种有袋子的动物,它们把孩子装在里面。所以,它刚好放松了,当那样碰到它的神经时,我把耙子压住它,它就放松了,当它松开袋子,有九只像这样光溜溜的小负鼠,它放在袋子里的小不点。哦,它一松开,那些小家伙就想要吃奶,咬住那耙子。
54

我说:“原来是这样。瞧这里,它是个母亲。”我说:“呐,过来,利奥和吉恩。”我说:“过来这里,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我刚才跟你们讲的,”我说:“这只负鼠,这只哑巴兽比那个黑人女孩更是个母亲。”我说:“她活不了三十分钟;你们可以看到它活不了。它现在就要死了。”所以我说:“它要用那三十分钟为那些光溜溜的小负鼠奋斗。”我说:“那是母爱。那是它心里对孩子的爱。”我说:“它要为那些孩子而死。”就在那时,伍德太太,她是个兽医。她和伍德先生经过,我把负鼠指给吉尔摩先生他们看,我们五六个人站在周围看。所以我说……

55

伍德太太说:“哦,比尔,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杀掉它们。因为负鼠的嘴巴是圆的,你知道,它吸不了奶瓶;它们也还太小了。呐,你只要杀死母负鼠,然后把那些小负鼠拿起来,摔在地上,它们像那样使劲地从它身上吸奶,也是遭罪。它死了。我看见它咬住那个。”

我说:“它没有死。”
她说:“但它过一会儿就会死,你看到吗?”
我说:“我实在不能那么做。”
她说:“为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我说:“我不能那样做。”
她说:“哦,你是个猎人,不是吗?”
我说:“是的,夫人,但我不是杀手。”所以……
她说:“嗯,你不去拿枪打死它?”
我说:“我实在无法那样做。”
她说:“为什么不能呢?让班克斯来做。”那是她的丈夫。
我说:“我实在无法那样做。”
“哦,”她说:“比尔,你是要告诉我,你想让那只母负鼠那样躺在那里,那些小负鼠吸它的奶,可怕地死去吗?”
56

我说:“伍德太太,你是个医生,或说是兽医,你知道那样做是一件人道的事。但我里面有东西;”我说:“我不能那样做。”我说:“它坚持……它想要跟它的孩子在一起,直到死去。”我说:“它必须跟它的孩子在一起。”于是我放了它。

当我放了它,它向房子走去。当它走到台阶前,它倒下了。我说:“是那样的。事情就是那样。”我说:“哦,它必须跟它的孩子再活几分钟。”
我走上去,那些负鼠想要吸它的奶。我推了推它。它筋疲力尽了。我想要倒水在它身上;最后我找到了一个小办法,那些小负鼠吸住了它。我说:“哦……”
她说:“为什么你不杀死那些小负鼠呢?”
我说:“由它去吧。”
她说:“你想让它那样躺在那里吗,比尔?”
我说:“是的,夫人。”
所以,我们整天观察它,那些小负鼠仍想要吸奶。那天晚上伍德先生出去,说:“比尔,你走了很长的时间;让我们开一会儿车,离开这里这群人吧。”于是我们开车出去了。
57

那天晚上,走在路上,我看见一只小狗躺在路边。我停下来,去抱起它。哦,它身上满了疥癣,发臭,有……满了跳蚤和虱子,以至弄得我满头都是。我抱起它,放在车里。我妻子说:“你不会带上它吧?”

我说:“不,亲爱的。”我说:“它是个小家伙;它根本没机会活。”
她说:“比尔,你不会带那东西回家吧?”
我说:“肯定会,我要为它祷告,神会让它痊愈的。”它是你今天所看到的最漂亮的柯利牧羊狗。肯定是。哦,肯定是。我相信这点。我确信狗的照片将很快会登在基督徒商人杂志上。它是只很好的柯利牧羊狗。祷告救了它的性命。当时它是个小家伙;它没有办法那样死去。有人丢了它,因为它得了疥癣。神是动物的医治者,就像他是任何东西的医治者一样。
当我们把它放在车里时,那只负鼠还躺在那里。呐,伍德先生说:“呐,比尔,你知道如果它移动,就没命了。”
我说:“哦,是的。”
他说:“让我去杀掉那些负鼠。”
我说:“不,不。”我们进去了。整个晚上……比利进来;他一直在钓鱼。大约十二点,负鼠仍然躺在那里。
58

第二天早上大约六点,我起来,出去,六、七点的时候。负鼠躺在那里,全身都是露水。我说:“哦,”我观看,站在后面,我听见有人停住,是我的小女儿利百加,心肠最柔软的小家伙。所以,她站在那里,说:“爸爸,那个可怜的母亲,它死了吗?”

我说:“我不知道,宝贝。现在爸爸看看。”我走到那里,摇了摇它;我说:“我想它死了。”我又用脚摇了摇它和那些小负鼠。
她说:“那些小负鼠死了吗?”
我说:“没有,它们仍在吃奶。”于是我又那样摇了摇它。最后我看到它还活着。
我说:“没有,它还活着。”
她说:“爸爸,你要怎么处理它?整个晚上我都梦见那只负鼠。”
我说:“宝贝,我也睡不着。”
她说:“哦,你要怎么处理它呢,爸爸?”
我说:“我不知道,宝贝。我无法告诉你。”
她说:“爸爸,你要杀死它吗?”
我说:“不,宝贝,我不会。”我说:“我不会杀死它。”我说:“你只管上床睡吧,宝贝,你起得太早了。”我说:“你去吧,上床去睡一会儿,爸爸再叫醒你。”我像那样推她回去,回到床上,然后我进了里面的房间,内室,所有的动物都在那里面。我坐在那里,我的头像这样,搓着头。我想:“我要怎么办呢?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那只老负鼠。”许多人在那房间得了医治。我像那样坐在那里。许多大异象出现了。我说:“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那东西。”
59

一个声音对我说:“哦,你昨天传讲了有关它是个真正母亲的讲章。”呐,我没有想我在说什么或那是什么,我说:“是的。我告诉利奥和吉恩一个真正的母亲是什么。”

他说:“你用它作一个主题。”
我说:“是的。我那么做了;我用它作一个主题。”
他说:“它在你的门口躺了二十四小时,像一位女士一样等候轮到它接受祷告,你却从未对我说一句有关它的话。”
我说:“哦,我根本不知道你……我是在跟谁说话呢?”我环顾房间,我的心开始跳跃。我说:“神啊,你在这里。”
我跪下来,说:“神啊,那是你在对我说话吗?父啊,你在哪里呢?”
60

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又跑到老负鼠那里,我俯瞰它。我说:“神啊,我……你是指你打发这只哑巴兽来这里吗?嗯,我知道你指引所有的麻雀,你知道它们所有的。我看见你打发许多的人,但这……这是一只哑巴兽。这兽不会思想,它没有魂。它怎么来到这里的?是你打发它来这里接受祷告吗?如果是你打发的,主啊,赦免你仆人的迟钝。”我说:“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我说:“那么,主神啊,我祈求你医治这负鼠,如果你要它同它的孩子一起活着,它来到这里。”那条腿被咬烂了,像这样放在后面,还不等我说完这话,爱到了尽头,至高的恩典进来了。那母负鼠四条腿站起来了,看着我,捡起那些孩子,迅速放进袋子里,像它从前一样四条腿正常大摇大摆地走下了巷子,摆了摆那条尾巴。

利百加跑到走廊上,说:“爸爸,是那只老负鼠吗?”
我说:“耶稣刚医治了它。”负鼠走到了门口,转过身,看着我,仿佛要说:“先生,谢谢你的仁慈,”大摇大摆地走向林子,据我所知,今晚它跟它的孩子在那里快快乐乐。爱……哈利路亚!神的爱,哦,他多么慈爱。
61

那天晚上我告诉了你们那个猎人的事,当时母爱降在那只母鹿身上,猎人吹哨子像一只幼鹿叫,我说他这么做是个残忍的人。那只母鹿走出来,而猎人面前有一把枪。那只母鹿从未眨眼睛,对孩子的爱仍在寻找幼鹿,这使那个猎人信服了。当他开始扣板机时,他开始发抖。我站在他后面,他把枪放下,拥抱我,说:“传道人,为我祷告,引导我归向神。我再也受不了了。”

那是爱。当你看到勇敢的爱的彰显,每次你都会看到神至高的恩典进来代替。
不久前,我从达拉斯过来。我正飞回家。我们在孟菲斯上空遇到了暴风雨,环球航空公司的大飞机降落,在那里着陆,把我安置在皮博迪宾馆。我在那里住不起。他们把我安置在那里过夜。第二天早上他们叫我,说:“七点去机场。豪华轿车会载你去。”现在就要结束了,仔细听。“七点钟载你去。”
62

我说:“好的。”他们会载我去,所以我可以在七点到达那里。第二天早上我起得很早,因为我从一场聚会出来。我有几封那天晚上写好的信,我想:“我要先把这些信寄出去。豪华轿车过一会儿就要来。”所以我走出去,我对服务员说:“哪条路去邮局?”

63

他说:“沿着那条路直直往前走。”我走出去,往那里走,边走在路上边唱……

门徒聚集在楼上,奉主名祷告,
领受圣灵的洗,服侍能力来到。
那日主为他们所行,今日也要为你行。
我真快乐我能说我是其中一员。
像那样走在街上,心里唱着这歌,突然,有声音说:“停住。”
我想:“这首歌刚感动了我。”
我说:
来吧,我的弟兄,一齐寻求这福份,它洗你心中罪。
有声音说:“停住。”商店里有许多钓鱼用具,我走进这地方,好让我能看见钓鱼用具,街上没有人留意我,都在那里忙碌。
我走到角落里,说:“天父,那是你在对我说话吗?”我保持安静。
他说:“转过身,往回走,一直走。”
64

你相信被神的灵引导吗?我转过身,开始往回走,过了宾馆,继续走。我看了看手表,已经七点了。我错过了豪华轿车。一直往下走,往下走,直到我走到了黑人区,那里有黑人。太阳升得老高。我想:“哦,我要错过飞机了。但有东西一直告诉我走。”所以我继续走。就是这样。不要疑问神;做他告诉你做的事。我就继续走着。不久,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典型的杰迈玛大婶,头上包着一件男人的衬衫。眼泪沿着她的脸颊往下流。我走过去,她说:“早上好,牧师。”

我说:“早上好,大婶,”继续走。
我说:“哦,她怎么说:’牧师?’”
我转过头,说:“对不起,等一下,大婶。”我说:“你叫我牧师?”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个牧师?”
她说:“我知道你要来。”
我说:“你知道我要来?”
她说:“是的,先生。”
她说:“从四点起我就站在这里。”
我看着她,说:“哦,神祝福你的心。”她的后背都湿了。
她说:“是的,先生,我一直站在这里。你读过书念妇人的故事吗?”
我说:“读过,大妈。”
她说:“我就是那种妇人。”她说:“我答应主,如果他赐给我一个儿子,我会为主养育他。主赐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儿子。”
65

她说:“牧师,我养育那儿子,但当他成了人、年轻人,他跟错误的伙伴来往。他做错事了。他得了恶病、性病。他在那里快死了。他已经不省人事两天了。医生说没有希望了。我们在这里是个好家庭;我们从未想到那样的事。他要死了,他后退了。”她说:“牧师,知道我的孩子不认识主耶稣就要死了,我受不了。”

我说:“什么?”母爱。
她说:“我祷告了两天。今天凌晨大约三点,我正在做梦。我梦见我正在跟主交谈。我说:’主啊,你的以利沙在哪里?’我看见一个人来了,穿着灰色西装,戴着一顶半西部帽子。”那正是我穿戴的样子。
66

主说:“只要等候。”她说:“我就走到这里,从那时起一直站在这里。我知道你要来。现在我看见你来了。我想:’主啊,你让他停住。我不用说一句话。’”

呐,在这一切事上,圣灵告诉我走,这一切在我心里,我想:“主啊,这个一定是了。”当时大约八点了……
我说:“哦,大婶,”我说:“我叫伯兰罕。”
她说:“很高兴认识你,伯兰罕牧师。”
我说:“你曾听说过我吗?”
她说:“没有,先生,我想我没听过。”
我说:“我的事工是为病人祷告。”我想她没有到过那些队列。但她说:“没有,先生,我从未听说过你。”
我说:“圣灵让我沿着这个方向走。”
她说:“你不想进来吗?”
我进去了。他们有一堵粉刷的旧篱笆,门上挂着一个犁头。当我走进那个老黑人的屋子,黑人住在里面,那里什么也没有,但有一个……地上没有地毯,只有像这样的木板,一张有脚的小床,墙上挂着一幅大匾:“神祝福我们的家。”我宁愿有那个,也不愿有钉了各种东西或你能钉上去的其它任何东西。那表明这是个基督徒的家。
67

那里有个大小伙子,看上去大约十八岁,手上拿着毯子,念着……[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呼噜的声音。]“太黑了,这里太黑了。”

我说:“他怎么啦?他不会说话吗?”
她说:“是的,他已经两天不省人事了。他认为他去到了深海上,在黑暗中迷失了。”泪水顺着她那胖胖的脸颊往下流,她说:“是那样的,牧师。听到我的宝贝要死了,我一生剩下的年日都会有这事压在心头,我的宝贝失丧了,我受不了。”
68

我想:“宝贝?”一百八十磅重。呐,但那是母爱。不管他做了什么,他仍然是宝贝。他仍然是她可爱的孩子。我看着她。看着她,我几乎忍不住流出泪水。我说:“他很严重吗?”

她说:“他要死了,牧师。医生说:’再也不要叫他了,他要去世了。’”
我摸了他的脚,相当僵硬。呐,我没有说……感觉好像,你知道一个人变得那样冰冷僵硬吗?他的脚摸起来冰冷。我说:“哦,我想也许他要去世了。”
于是,她……他一直拉着这条……我说:“你要……让我们祷告,大婶。”
她跪在那里,看着我,我跪在床脚,按在男孩的脚上。我说:“大婶,你带领我们祷告好吗?”
她说:“好的,牧师。”哦,弟兄。你谈到祷告。我像个孩子哭了。听到那个老圣徒祷告,真是安静凉爽,她说:“主神啊,”她说:“昨晚你在梦里对你可怜的婢女我说话,告诉我说这个牧师要来,我知道我的宝贝要对我说话,说他去世前得救了。”她像那样说着,泪水沿着脸颊往下流。祷告完了,她伸手拿围裙擦眼泪。她说:“现在请你祷告,牧师?”
69

我说:“好的,夫人。”我把手按在男孩身上,说:“神啊,我的飞机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吩咐我行走。一定是这件事。神啊,我祈求你怜悯这个男孩,不管怎样,这妇人至高的爱为她的孩子祈求,你把我带来这里。”

就在那时,我听见男孩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呻吟的声音。]说:“哦,妈妈。”
她说:“是的,宝贝。”
他说:“现在这里亮起来了。我正在靠岸了。”几分钟后,他在床上坐起来了。
大约六个月后,我去南方,坐火车去。他们在火车上一块汉堡大约要七十五美分。我在车站上大约十五美分就能买到汉堡。我就等到他们停靠在……你下了火车,你知道怎么走到那个小旅馆。那天早上我正在那里走,头天晚上我在路易斯维尔上车。在那里走,我听见有人喊:“喂,伯兰罕牧师。”
70

我转过身,一个戴小红帽的站在那里,他说:“你好,伯兰罕牧师?”

我说:“你好,孩子。”我说:“你认识我吗?”
他说:“你不认识我了,对吗?你记得那天早上你来为我祷告吗?你知道,我妈妈一直站在门口等你。”
我说:“你就是那孩子?”
他说:“是的,先生,伯兰罕牧师。我不但得医治了,”他说:“现在还是个基督徒了。”这是什么?
那天早上,我回去赶飞机,我一离开那屋子,就跳上出租车,回去,赶去机场看我能赶哪趟火车、哪班飞机。他们说:“某某班飞机的最后一次呼叫。”神啊,藉着那个可怜没有学问的黑人妇女的爱,她拥有对神和她孩子的爱,把飞机停在地上,让它留在那里。哈利路亚!
当爱投射时,至高的恩典就进来代替它。神知道他的恩赐;神知道会发生什么。神选定了这事要那样。那位母亲的爱留住了……那个可怜、没有学问的黑人妇女的爱,也许她不知道她的ABC,但她知道神的爱,就是这个使那班飞机停在地上,留了三个小时。
当我上了飞机,我说:“发生什么事了,服务员?”
她说:“哦,有一件事发生了,某个地方有一件事……”
哦,肯定的,我想:“哦,我知道是有一件事。”它发生在荣耀中。阿们!
71

我告诉你,弟兄,没有一样东西像神的爱。你们今晚爱他吗?他是你的救主吗?你得到了你能向他投射的爱,在你临死时,至高的恩典……是的,有一天我必须走到路的尽头;那是真的,弟兄。有一天晚上,我要讲我最后一篇道。我要最后一次合上圣经。我知道也许,我相信我是个老人,也许有几根灰胡子垂下来。但当我走到路的尽头,我扶着那根杖。哦!

我想要回头看每一片荆棘地和每座山,我的脚印到过的每个地方,我希望它们都为耶稣落地了。当我知道我已经打完了最后时刻的仗,知道我已经唱了最后一首歌,已经做了最后的祷告,传讲了最后一篇道,我站在约旦河岸,古老的浪花撞着我的魂,医生走开,圣徒低头站着,我感觉到浪花进入了我的魂里……
哦,我脱下头盔,放在河岸上。哦,解开鞋带,脱掉鞋子。我想要把宝剑插回到永恒的鞘里,举起双手,说:“主啊,差来救生艇。今早我要回家了。”不要担心,主必在那里。他必等候。现在我想要为他而活。使我,当我行过死荫幽谷时,我要圣灵两个光滑的翅膀背我过河。如果你信靠他,他必在那里。
72

现在让我们跟主说话。我们的天父,当我们在伟大的什里夫波特这场大复兴会上,主啊,这些亲爱的南方人仁慈,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好的,谦卑,甚至对罪人……似乎是如此可爱的人。主啊,如果我不是在他们面前这么说,像那样为他们祷告,我就是一个伪君子。主啊,我在跟你交谈。看到他们许多人仍然在罪中,仍然在黑暗中,他们仍然不知道神的爱;他们不知道可爱的主耶稣,他们许多人真的相信,因为他们属于教会。他们许多人相信如果那天他们得救了,是因为他们得到了他们的邻居和牧师或教会的好感。他们许多人认为是因为他们很懂圣经。

基督啊,今晚我深信,除非人重生,除非他整个的性情,他自己整个的事,脾气,对基督的冷淡被改变了,谦卑了,带来了甜蜜,带到了神能引导的地方……
73

我正在思想几百封从德国、瑞士和世界各地寄来的信,信中说:“为我祷告,就像你为那负鼠祷告一样。”

神啊,如果你能引导一只无知的负鼠躺在台阶上,你可以让一头暴躁的公牛停住,让那只把爪子放在我肩膀上的熊停住,神啊,你能让那架飞机为一个黑人老妇女停在地上,那个社区甚至不愿看她顾,如果她要饿死了。也许城市的官员会研究他们认为她在哪里值得得到供养,然而你够爱她了,因为她爱你,你便让飞机从天上下来,把它留在地上,使一个贫穷无知的人走到那里为她做出一个出于信心的祈祷。
进入我的心里,我的感觉……藉着一位圣徒……看到你投射神圣的爱,至高的恩典进来,医治那个血液异常的可怜男孩,从内心喜悦的母亲造出了一个基督徒,也许今晚在孟菲斯……
74

神啊,天上的大君王甚至屈尊带来一只下等的造物像一只动物,你为你受死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做的岂不更多?神啊,求你怜悯。

亲爱的耶稣,今晚求你应允,这些人有一些……主啊,这些对你有点冷淡的人会意识到当教会被你完成以后,这爱是唯一持续的东西。当教会埋葬了你,当皮肉之虫吃了你的身体,神的爱仍然要持续。难怪诗人说:圣徒天使颂扬,真神之爱。
神啊,今晚向失丧的人投射你的爱;让他们知道当你来到地上、替他们死的时候所做的事,成了丑陋的,为他们受死。神受死,不死的神在女人的子宫里谦卑自己,成了死和罪,担当我们的丑陋和罪恶。主啊,这非我心所能及的。我实在无法明白它。为什么你这么做呢?你怎么把我这样一个贫穷、酒鬼的儿子算在内呢?没有神,没有盼望,然而因着恩典你拯救了我的魂。
75

今晚,天上喜乐的铃响起,主啊,如果你今晚来接我,没问题。我为你感到太高兴了,太高兴我们能向一个垂死、摇晃、在原子能时代钴弹和罪恶冲击下的世界介绍,介绍一种永不被任何炸弹等东西阻止的爱。

真神之爱何等丰富!伟大无限无量,
永远不变永远坚定,天使圣徒颂扬。
主啊,来吧!教会已经听了很多道;教会已经听说了耶稣,但它还从未见证神圣之爱的真正触摸,使他们爱那咒诅他们的人,使他们内心为那些作恶的人深深地祷告,谦卑自己的心。主啊,求你应允。
76

主啊,如果今晚这里有人没有那个经历,此时趁着神的爱在这里,愿他们来接受它。

当我们低头时,我想知道今晚在这会众中……请原谅我像个孩子站在台上哭。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但巴不得你能认识主;巴不得你能认识昨晚在这里的那位,他知道你的心,知道他此时在这里。他的爱正在传播。使你感觉像现在这样的就是这个。他正在向你投射他的爱。现在上来,他必向你们施恩。他必除掉你们一切的罪,除掉你们一切的忧虑,除掉你们身上一切的错误。他必纠正这些。
我是他的代表。你走不下去……没有这保单你别想去天堂。今晚你愿不愿上来?如果你心里想接受那种的爱,你愿意举手吗?此时你愿向基督举手吗?你们各处的人都低头。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就是现在。
77

我要每个人都低下头。你愿不愿上来,来到这里,站在这坛上?趁我们祷告时,趁神的爱在这里,在这会堂里来回运行,你愿意上来,跟我一起站在这里吗?何等的气氛!这是我希望我能永远活在其中的一种气氛,这种甜蜜谦卑的感觉。那是什么?天使在过道上,在这些柱子周围,在帐篷周围,在外面来回走动,神的天使正在运行,他们的大翅膀张开了。使你有那样感觉的就是这个。你不是一直有像这样的感觉。你没有看见任何东西。你跟刚才走进来的时候不一样。但我感觉到了。我知道它。

现在你愿不愿意上来,走上这里,站在祭坛周围?谁想要先上来?我相信会有人走上来。神祝福你。来了一个上了年纪、灰头发的人。年轻女士跟着,另一个女士正站起来,拄着拐杖下来。神祝福她的心。愿神让她回去时不用任何拐杖。年轻女士处在转折点,一个年轻的男人来了,走过来……
你愿意来,走到祭坛周围吗?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他不会的!)
救主……
78

你愿不愿意站起来,走到这里,站在祭坛上?只要一句祷告,可能就意味着你在永恒中的地方不一样。

你能谦卑你的心吗?“主啊,从这祭坛上,我谦卑地走上去。”
神祝福你,年轻人,你正在做一件勇敢的事。你正在顺服圣灵。
还有别人吗?这里有多少人想要上来?上来吧。不是挑选某个人,你们所有的人,都上来吧。是的。你们觉得需要上来的,站起来,上来吧。你愿不愿上来?
79

当你祷告时,你知道我为病人祷告的成功秘诀是什么吗?就是这个:我爱你们。使事情成就的就是这个。为什么主应允我的祷告?因为我爱他。他爱我,我信任他。

你上来。神祝福你,宝贝。一个大约十四岁的小女孩,还有两个大约十岁、十二岁的女孩上来,走上来,留着长辫子的漂亮女孩,后面……另一个在哭。看看那个。当你看到一个大约十二岁的孩子像那样上来,她的心如此信服了圣灵,你们所有的大人都应当为自己感到羞愧。
让我在你施恩座前,从你得救恩;
俯伏痛悔,承认罪愆,(你愿不愿意上来?上来吧。)求你助我信。
呐,当我们唱这副歌的时候,请站起来,上来。你们每个人,现在上来吧。现在走上来吧。每个需要神、知道神在这里警告你魂的人。你在经历上有点冷淡吗?上来吧。
你想要被带得更近一些。神祝福你,大伯。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弟兄,从后面过来、相貌英俊的年轻人。
莫把我漏掉……
你看到一个年轻女士哭泣着上来这里,漂亮的女孩。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在生活的阴影中上来,跪在这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
80

这是什么?圣灵。记住,下一刻这场聚会就要成为历史,但在审判的日子它要被带到你面前。你要怎么对待它呢?它是你的。你愿不愿意上来?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在天何所归?
救主……
你愿不愿意走出来?不要冷淡。上来吧。我要你这样认识主。
你说:“哦,我属于教会,伯兰罕弟兄。”那很好。我很高兴你属于。我很高兴你是女士或绅士,你足以那样做。但我要你爱主,直到你能思想主,泪水落在你心里。我要你如此地爱主,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多么残忍的事临到你,你仍然爱主。当殡仪馆的人来到你门口时,你仍然爱主。神啊,为什么另一个小伙子上来……年轻人,另一个小伙子走出来了。
救主……
救主,唯一能拯救的那位,你愿不愿听我谦卑的哭喊?神祝福你,小女孩。这里有一整队女士走上来,几个小孩哭着上来。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81

现在哼这首歌。低下头……(伯兰罕弟兄开始哼歌)你能不能感觉到神甜蜜的爱、鸽子的咕咕声就在你的心周围?“我的孩子,我想你上来跟我谈一会儿。你知道你心里有什么,现在我要跟你详谈这一切。”

你愿不愿意上来?神祝福你,女士,可爱、年轻的妇人上来,举着手,泪水从她脸颊滚下来,用手帕擦眼泪。
“我的孩子,我只想跟你详谈。”
神祝福你,姐妹。另一个女士来了。又有两个上来了。
“只想详谈一下。我正对你的心柔声细语。那是我。我爱你。我正跟你谈你知道此时你应该承认的那些事。我想要一场真正的复兴。”
神祝福你,女士。
“我正在对你的心说话。那是我,”他说,圣灵说。
82

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我只想引述主的道,就是这样,引述临到我心头的事。你愿不愿意上来?你现在……我感觉到还有人。不知怎么的,我感觉到自己被驱使不要现在结束。我已经试了两次。我想:“哦,我要让他们都上来跪在周围;我们要祷告。”但是有声音一直说:“不,不,不,还有人。”

神祝福你,姐妹。我知道这点。你愿不愿意上来?现在大家都祷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83

可怜、年老的瞎子芬尼·克罗斯比,哦,当我在那边见到她时,会是什么呢?我觉得真奇怪,似乎我此时没有话了,有一样东西,圣灵今晚如此悦纳。你们做了主说做的事。我知道你们圣徒一定跟我有同样的感觉。感觉到圣灵说:“呐,那正是我所要的。那正是我所看的。”

呐,想象一下,知道你心的同一位神就站在这里,知道你已经做了他对你说要做的事。呐,如果你想知道我的真话,似乎我是刚醒来,我听见自己在呼召你们,说主藉着我的嘴唇告诉你们的话。他说:“来吧,那是我在对你们说话。”你们顺从了。
还有人吗?当你们低头时,再来一遍,让我们轻柔地唱。你是我一切安慰的泉源。看看小姑娘们、老人。对我比生命更宝贵。除你以外,在地何投?当死亡敲门时,你要怎么对待你拥有的一切呢?你要做什么?你认识主吗?你爱主吗?罪人……
慈爱救主……
84

现在上来吧,最后一次呼召。你会使自己亲近今晚在这里的那个甜蜜可爱的声音吗?爱。你知道我的事工。爱,不是……

神啊,当其他顺从你的人站在这周围,年轻的和年老的。“主啊,如果我心里有任何东西,莫把我漏掉,此时就把它告诉我。我要起来,赶快去祭坛。”
主啊,现在应允。在他们的心里说话。神啊,现在说话。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必听。我正在做出信心的祈祷,愿你向每个人说话,每个需要来的人。
神祝福你,姐妹。神啊,求你应允。我相信每个人都顺从,请你说话,主啊。
当你正向别人召呼,莫把我漏掉。
“我心里的任何东西,主啊,鉴察我。”
85

我们的天父,惟有你知道我的心。我知道我的感觉如何。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就是这个使我哭了。我很高兴今晚在这些愿意听从圣灵的人中间。只要他们活着,他们永远不会忘记今晚。有一天,他们可能躺在医院的床上不省人事;他们可能不认识他们的爸爸妈妈;他们可能忘了他们的牧师;他们可能忘了他们所有的同事、妻子和孩子。但他们会永远认识你。有一天他们也必走到路的尽头。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站着。

神的鸽子。哦,你可以行神迹。现在你把他们转变成绵羊。现在他们是你的羊羔;他们在这里准备被修剪。他们所依附的任何东西,他们认为是他们的特权的任何东西,现在他们准备让你圣灵把它切除。他们想要为你而活。
86

你会拒绝他们吗?不,如果你有任何拒绝他们的意图,你就不会引导他们来这里。你赐给他们永生;你赐给他们爱;你赐给他们和平。呐,他们会永远记得这事。我心里感觉到了,主啊。我觉得自己被驱使要这么说。

神啊,如果我知道我的心,我不是伪君子,神啊,我感到这祭坛上、这祭坛周围的每个人都在你眼前蒙悦纳了。藉着圣灵的见证,我感觉到了,他们现在安全了。他们的名字在册子上;天使正在唱歌;天上的铃正在响。撒但被打败了。他们正沿着地狱的走廊往回走,他们的黑旗垂下。天使已经去天上围绕宝座欢呼,爸爸妈妈在那里等候听到从今晚聚会上返回的信息;他们有男孩女孩坐在这里,亲人已经过世了,正在等候。天使返回,说:“是的,他们谦卑地行路。他们谦卑地上来,不僵硬,不呆板,他们心碎了,哭着上来。”
87

圣经说:“那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宝贵的禾捆回来。”[诗126:6]主啊,使他们的魂在邻里成为得胜者,在任何地方或地的四角。主啊,有一天,这个……爱,有一天,可爱的救主要来,伟大的千禧年要发生。哦,当我们看见他,看到他坐在那里,神啊,今晚这些人将有幸帮助冠他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要唱救赎的歌,当我们冠他时,天使要低头站在地球四周。他们对救赎的事一无所知。他们从未被救赎;他们不需要救赎。我们是那些失丧的人。我们知道失丧是什么意思;他们不知道。神啊,我们知道如何感激你,如何敬拜你,唱救赎的歌,因为我们失丧了,现在被寻到了。我们从前瞎眼,现在看见。我们为此多么感谢你。

88

神啊,我的心正在满溢。神啊,他们配得整个的试验,两个星期的炎热天气……我自己心里觉得这样。你们是在神、伟大圣灵的同在中,我知道他就站在这里。罪人们,不冷不热者,教会会员一路哭着去各各他。现在我们都躺在十字架周围,在神恩典和慈爱的良善中哭泣。我们的心充满了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喜乐。

我想知道,我们低头时,我想知道是不是有圣徒或哪个人还没有圣灵,想要上来?
我有几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曾感到圣灵如此稠密,仿佛它此时就在这里。每样东西都是一大捆的爱,看起来好像没有一个……坐在聚会中。哦,我实在爱这个。我希望当我们举行医治聚会时,也像这样。这太奇妙了!
89

底下有任何圣徒或还没有领受圣灵的人想要上来,站在这会众中吗?上来吧!还有一些圣徒想要上来沐浴在神的爱中吗?上来吧!你愿不愿意上来?很好。好的。太奇妙了。也许你们生病的愿意上来,站在周围。可能会有医治。哦,它就在这里。有一血泉,血流盈满。哦,瞧,现在上来。

……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神啊!)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让我们敬拜他!)
立去全人罪迹,立去全人罪迹……
哦,坐在这洗礼下真是太奇妙了!这就是我称为圣灵洗的。
……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圣徒们,只要敬拜他;只要仰望。告诉他你多么爱他。这是圣灵的洗。它都在帐篷里;你在爱里受洗了。
……临终欢欣;因见此泉能力;(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在此也都洗净,(荣耀归神!赞美归给神!主啊,我多么爱你!)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我实在爱他……)
一生铭刻肺腑,一生铭刻肺腑。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