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722 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1

因为下午我在不断的祷告,然后就过来这里,如果我去讲道[原注:磁带空白。]对我来说,这次聚会似乎没有什么意义。我没有很清楚地看见异象,因为那是两个不同的恩膏。其中一个是你在接受;另一个是你在给出去。瞧,其中一个,你是讲道,你觉得很棒很高兴;另一个,你越往下走,就越来越虚弱,瞧!一个是你从神那里接受你所渴望的,另一个是神借着他的道赐给你。瞧,其中一个是异象,另一个是讲道。

2

呐,从神可能会给我们一段上下文的小主题,是在《马可福音》。让我们从《马可福音》9章选取主题,读一下,哦,我们念一节作为背景。让我们读23节。

耶稣对他说:如果你能信,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那是我们的诗歌。呐,那就把所有的疑惑除去了,不是吗?“这是不是你的旨意?”耶稣说:“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而不是“这是不是你的旨意。”如果你有信心,这是他的旨意。因为万有都借着受死的主耶稣白白地赐给你们了……[原注:磁带空白。]基督借着他的义和所献的祭带给了教会,现在我们得着了被完全拯救的凭据。
不久前,一个人跟我交谈,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不明白你怎么能理智地把神的医治放在赎罪祭中?”
我说:“我会把每样救赎的祝福都放在赎罪祭中:所有的东西。”
3

呐,耶稣没有流两次血,或者说他没有死两次;但神的医治和你所需要的一切祝福都在一个赎罪祭中为你成就了。是的。你不可能对付了罪而没对付疾病。当你向那些为自己灵魂而信的人传讲救恩的福音时,你必须包括神的医治,因为疾病是罪的属性。

在我们没有任何罪的时候,我们没有疾病。疾病作为罪的结果临到了,所以你不可能对付罪而没对付疾病。你不可能那样做。
呐,这人说:“伯兰罕弟兄,如果我用福音向你证明……”查尔斯·富勒,这位歌手,刚悔改信主的牛仔歌手,写了这些优美的诗歌。我现在想不起他的名字。哦,斯图亚特·汉密尔顿。我们有我们的……他们都在那地方拍了照片,他们刚离开城镇。所以我进来,他说:“哦,为什么你不拍照片呢?”
4

于是,他叫经理和那些人离开,那些人都是聪明人,受过教育。他知道我没有受过任何教育,所以他认为他可以双脚踏在我身上。

他说:“我想问你……”他对经理说,“我想多拍几张伯兰罕弟兄的姿势照,我向你保证我会……”他说:“当我拍照的时候……”
“给他大约二十五分钟的时间为今晚的聚会查考和祷告。”
他说:“巴克斯特弟兄,我向你承诺我会让他在那里。”“好的。”于是他走了。
所以当他走的时候,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我想:“哦,我知道你们都有担子。”
于是他说:“你把神的医治应用在赎罪祭中吗?”
我说:“是的,先生;是的。”
他刚从神学院出来,聪明极了。他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你把神的医治应用在赎罪祭中,你错了。”
我想:“我不这么认为。”
5

他说:“哦,如果神的医治在赎罪祭中,就像罪包括在赎罪祭中,被赎回了,我们就不会有痛苦,如果神的医治在赎罪祭中,痛苦就会被除掉,因为赎罪祭消灭了罪的影响。”

我想:“弟兄,我想问你一件事。还有试探吗?”
他说:“有。”
“那就有痛苦了。”是的,肯定的,肯定的。是你的信心胜过它。当然。做成这事并回应的是你的信心。
于是他说,他说:“哦,如果我要……[原注:磁带空白。]《以赛亚书》说他代替……[原注:磁带空白。]他的鞭伤……[原注:磁带空白。]用圣经向你证明,你愿意接受吗?”
我说:“是的,先生。圣经这么说了,那就是对的。”
6

他说:“哦,在《马太福音》第8章,圣经说:’有人带着一切患病的和受痛苦的来到耶稣跟前,这就应验了先知以赛亚说的话,说:他代替我们的软弱。’”我说……他说:“弟兄,现在你明白了吗?当时就应验了每一点。”

我说:“哦,弟兄,那是赎罪祭被献之前一年零六个月。那是耶稣在十字架上受死之前。当时还没有赎罪祭。根据你的教义,赎罪祭在献上之前,比它在这边成了赎罪祭之后还更有效果。”
看到我受的教育有限,他便开始使用一些大的词汇。我说:“我还没有解释的恩赐。”我说:“你只要对我说朴实古老的语言,我们就谈论它。”
他继续说。我说……他说:“哦,它在赎罪祭中等等。”
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弟兄。你相信神的医治在道中吗?”
7

我要把他带到这里,带到《马可福音》11章24节。耶稣说:“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不管是什么。

我说:“耶稣把它放在了道中吗,把神的医治放在了道中吗?”
他说:“是的,他提到了无论是什么。”
我说:“是的。”我说:“如果他把这个放在了道中,道在赎罪祭之前。”
“哦,”他说:“荒谬,伯兰罕弟兄。不,先生。那是亵渎。”
我说:“不,不。那不是亵渎。”我说:“主持守了他的道。”
他说……
“哦,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一次,有个拥有很大国度和一切领地的国王,他制订了规章制度、处罚等等,当规章被触犯了,当他触犯时,他就有一样罪,处罚就是死。”
8

“每个犯这罪的人都得因此而死。一天,有个奴隶判了这个处罚,他得死。他被带到王面前,王说:’我是个尊贵的人。我持守我的话,你已经犯罪了,根据我王国的制度,作为一个必须持守诺言的义人,我的话说那罪没有赎罪祭。你得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取去你的性命。’”

“可怜的人说……他开始发抖,王说:’呐,等一下。’说:’起来。在我取去你的性命前,我能为你做什么呢?’”
“他说,处在死刑下的奴隶说:’我要喝一杯水。’于是王说:’给他一杯水。’当他喝了水,这个可怜的人头就要被砍掉,他只是发抖,控制不住。王说:’等一下。起来,在你喝那杯水之前,我不会取去你的性命。’他就把水倒在地上。现在王要怎么办?呐,他是个尊贵的人。他必须持守他的话。他的赎罪祭说有……哦,我是指他的话说没有处罚……或这罪没有补救,然而王已经说了,说在他喝那杯水前不会杀他。不可能喝了,他把水倒在地上了。”我说……
他说:“那是王的一个疏忽。”
我说:“是的。你认为神会疏忽吗?”我说:“神把医治放在了他的道中,却不包括在赎罪祭中。”我说:“弟兄啊,那比用饿死的小鸡的影子做成的汤还更稀。”我说:“那永远行不通。是的,先生。神把医治放在了他的道中,是给那些相信之人的,只是给信徒的。”
9

“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虽然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信心……我要你一开始就知道这点,医治很多适用于那个正在为你祷告的人;是的,但不是所有的人。那也是你的信心。你必须有信心。留意它在我们所要讲的这些话里。“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来11:6]

呐,头脑有信心和心里有信心之间有很大的差别。心里的跟头脑里的是完全不同的智力。
10

他们……科学直到大约两年前才知道这点。你知道吗?圣经说:“人心怎样思量……”

科学说:“那错得太厉害了。你心里没有智力,智力是在你的头上,在你头脑里。你不用用心思量,你要用头脑思想。”
两年前,我站在芝加哥街上,当时他们在报纸上有一块像这么大的地方。我买了一份报纸,上面说科学已经发现人心里(不是动物里面),人心里有一个小心室,那里甚至没有一个血细胞,他们说那是魂的居所。魂安息在心里。
哦,瞧,神总是对的。最后他们发现了这点,你知道。最后他们看到了这点。所以当神说太阳运行,科学却说它静止。那是他们在学校里教我的。
呐,在加利福尼亚州,那里有大天文台,现在他们说他们错了。他们用科学证明了那是错的。太阳也运行。所以,就是这样。
11

科学必须说一些事,又把它收回去;说一些事,又把它收回去。但是弟兄,有一本书你可以读,它永远不会被收回去,就是神永恒的道。你可以把你的魂安息在它上面。不管你能不能解释它,反正我相信它。是的。神这么说了,这就解决了。

你只要在你的信心上那样单纯,神就必为你行事。是的,先生。他对他的道有义务。他说:“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凡事。“凡你们所愿意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它们必被赐给你,只要你相信它们。”那是神的要求,使神行动需要的是信心。
12

呐,这是一个悲剧,是的,是一个我们应该好好看看、思考一下的非常著名的例子。

奇怪,几天前,耶稣已经把同样这些人聚在一起,赐给他们能力医治各样的疾病,赶出各样的污鬼,医治大麻风,叫死人复活。耶稣差遣他们出去,他们出去行了这些事,并且欢欢喜喜地回来。
但当耶稣出去,走上山顶,到山上,我们发现在下面的山谷里,这些门徒在一件癫痫病例上被完全打败了。他们处理不了那个污鬼。
呐,不久前,有人说:“如果你有能力医治病人,像那些门徒一样……”呐,这些人不相信你像门徒起初一样领受了圣灵,但他们实在不懂圣经,不认识圣灵。神的应许这么说,如果人们没有把那么多的神学塞进他们的头脑里,他们就会相信神并领受它。就是这样。
13

就像一个举行争辩的人。他举行一场争辩,说:“没有像神这回事。没有像神这回事。”一直这么做,一个看上去傻傻的小男孩坐在后面,头发垂到眼睛上,穿着工作服,他走上来,一颗牙齿露在前面,站在这个不信者面前,开始削苹果,他说:“你要什么?”

男孩说:“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哦,问吧。”
“哦,等一下。”继续削苹果,把核挖掉。
他说:“哦,说吧。赶紧说你要问什么,不然我要把你赶出去。”
14

“哦,等一下。”男孩削完了苹果,切下一块,放在嘴巴里,开始咀嚼,吞了下去,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这苹果是甜的还是酸的?”

不信者说:“我又没吃;我不知道。”
他说:“那正是我所想的。”然后走到后面坐下。
在你领受圣灵之前,你怎么知道有没有圣灵呢?在你得着之前,你怎么知道耶稣医不医治呢?
他说:“若不是借着圣灵,没有人能说耶稣是基督。”不管你读了多少圣经,那不管用。圣灵必须向你见证它,在你的生命中见证耶稣的复活,不然你不知道它是甜的还是酸的。没错。
诗人说:“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诗34:8]他没尝怎么知道呢?尝的人才知道。正如老古话说的:“吃了布丁,才知其味。”所以,那很好。
这个不信者在这件事例上被打败了。
15

呐,这些门徒因他们的不信被打败了。耶稣上了山,你知道吗?我有些高兴他们当时被打败了,因为那为我纠正了所有的事。

哦,我们看到很多次……哦,我看到琼斯接受了祷告,我看到这个人接受了祷告;却从未对他们有帮助。肯定的。这孩子由有能力医治他的门徒祷告了。耶稣基督……[原注:磁带空白。]仆人,赐给他们能力做这些事,他们却被打败了。确实是,对这事无能为力。
耶稣在山上,这时地上的这出戏剧、场景出现了第一个失败。山谷里所有的牧师都在质问他们:“哼嗯,我还以为他赐给你们能力做这些事呢!让我们看看你做这事。呐,他就在那里。”
16

门徒正在祷告赶鬼,或竭力赶。孩子又发癫痫了。牧师说:“这样的事,那是某种把戏。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孩子的父亲也许站在那里,他可能出去叫他的牧师,说:“牧师,你对这些门徒是怎么看的,或者他们所说叫拿撒勒人耶稣、到处赶鬼的这个人?”
“噢,那是读心术。没有这回事。”当然,你知道,法利赛人琼斯知道这一切的事。
“我告诉你,几天后我们要举行一场联合会,如果你带孩子上去,我听说那些门徒也要去那附近。所以我们要带他过去,挑战他们做这事。是的,先生。”
呐,那就是魔鬼,是他行事的方式。“在我面前做一件事,让我看看。”
17

不久前有个人先在电台上挑战我,说他要给任何能证明他们得了神医治的人一千美元。我带了两个医生和四个人同去,走上他的台阶。他说:“哦,钱在德克萨斯州,我们在那里拿钱。”他说:“我们要做的是拿一把刀,把小孩的手臂砍下来,你在我们弟兄面前拿着它,让我们看看你医治他,我们就相信你。”

我说:“你的头脑需要医治。”我说:“你有毛病。你心理不正常,先生。”确实是。任何想要你砍掉一个婴孩手臂、在那里拿着它、然后在他们面前医治他的人。嗯,确实是,我们……没有人理智到……那远超过智力的答案。是的。肯定是的。
我说:“这里这个女人又怎么样呢?她的医生站在这里,说她得了癌症,现在好了。这里有医生的声明。我想要那一千美元作宣教的旅程。”他不肯给我。确实是,确实不肯。
哦,那就如同摩尔弟兄过去说的:“好像爱尔兰的猫头鹰,都是大吹大擂,不是猫头鹰。”在那些事上,也差不多是这样的。
18

呐,纯粹只想躲在某个教会的教义后面,而不是出来说:“你没有信心。”就是这样。撒但从未领受圣灵;他没有任何东西给你信心。是神有信心。当你被神充满了,你就被信心充满了。

如果你是神的儿子,你就像神一样。他说出道来,道就创造出自己。他的道有创造的能力。世界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神从无造出有来。他只是说:“要有,”就有了。他相信自己的道。
19

今晚你所站的这尘土是全能神的一个创造能力,有创造力的道。尘土是神的道彰显了出来。你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是的,先生。

今晚你所站的尘土是神的道。阿们!立在那里的柱子是神的道彰显了出来。我今晚在这里,是因为神的道彰显了出来。阿们!
哦,那岂不把魔鬼的眼圈打得发青吗?哦,肯定是的。它是真理;是道。
呐,他们在那里,他说:“呐,去那里,把你的孩子带过去,我们要看看这些门徒有多大的能力。”
哦,你知道,他们都兴奋起来了,他们站在附近,协会的人背着手站在周围,说:“哦,嗯。就是这样,孩子没有比过去更好,一点也没有,一点也没有。”
20

你对像那样闲逛的人能做什么呢?是的。就是这样。门徒都竭力要把鬼赶出去。哦,他们现在有能力了。耶稣说他们有。基督赐给他们个人能力来做这事,他们以前做了,但那些人说:“让我看你们现在做这事,让我看你们做这事。”

呐,让我在你头脑里永远解决这个问题。当你听见任何人那样说,要知道那是魔鬼通过那人说话。
让我在道上指给你看。魔鬼第一次遇见耶稣基督,他怀疑耶稣。怀疑总是属魔鬼的。第一个罪就是从那里来的。除了疑惑,没有别的罪。不信是唯一的原罪。
犯奸淫不是罪;抽烟不是罪;醉酒不是罪。那是不信的属性。阿们!
21

你谈到……人们说:“伯兰罕弟兄,你说他相信主耶稣得救了。”那是神说的。问题是,我要说一件事,证明你好像相信,但其实相信你解决了整件事。是的。信心……

注意。在伊甸园的第一个原罪就是因为夏娃怀疑神的道,当撒但遇见耶稣,夏娃的后裔,女人的种子,撒但用了他在夏娃身上所用的同一个伎俩。
首先是食欲,接着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在我面前行一件神迹。让我看看你做一件事,行一件神迹。”
呐,当你听见一个人那么说,你知道是谁在通过那人说话,是魔鬼。是的。他说:“让我看看你在我面前行一件神迹,好让我能看见。让我看看你把这些石头变成食物,吃饱自己,我就相信你是神的儿子。”
22

耶稣用父的道抵挡。他本可以行别的事。但为了给最软弱的信徒带来神的祝福,你可以接受……你不需要有恩赐。只要对神的道有信心。

耶稣从未使用他的任何恩赐,任何能力。他使用了父的道。他转过来,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每一句话。”
当他是个预言家时,我们知道他看异象。他能说出人们有什么问题,说出他们心里的秘密等等,说:“这些神迹要一直跟随到世界的末了。”
23

一天,他们拿一块布蒙住他的脸,那些士兵,他们用棍子打他的头,说:“现在你说预言吧。”(打他的就是魔鬼。)他说:“你说预言吧。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我们就相信你。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拿一块布蒙住他的眼睛。”耶稣从未开口,从未说一句话。

犹太人在十字架上……他们把耶稣挂在十字架上,说:“呐,你若是神的儿子,就在我们面前行一件神迹。挣开你的手,下来,我们就相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耶稣没有听魔鬼的,从未说一句话。瞧?
所以,当你听到有人那样说:“让我看看你行一件神迹,”记住,那是魔鬼。
当耶稣来到自己的地方,他们说:“呐,我们看到你在那个地区行医治的事,我们在那里听到医治的事。让我们看你在我们中间行一件事;让我们看看。”
24

耶稣希奇他们的不信,就不能行许多的异能。也需要你的信心,因为什么?缺少能力吗?缺少神的旨意吗?缺少的是信心,不信。因为你的不信,神就不能做什么。

这些门徒被打败了,就在他们的失败中,那位曾在地上行走的最可爱的人,主耶稣,神的儿子,下山了。
当他在山上被带进异象中,预先看见了,也许他从那个大恩膏下出来仍然虚弱。彼得、雅各和约翰预先看见主的到来,预先看见了那次序,以利亚、摩西要先来,然后耶稣要来。他们当时看见他第一次到来,然后是以利亚和摩西;然后转过身,只看见耶稣,他来的时候,接着是千禧年。
25

注意,首先你知道,这里的一些人,法利赛人琼斯他们说:“哦,瞧,这人来了。这是他们众人的首领。他是那个开始这一切运动的。所以,我们要过去,看他要说什么。”

当门徒看见主来了时,他们知道他能做这事。所以他们去他那里。当他们都聚集在耶稣所在的周围,耶稣怎么说?他走向那群衣领翻过来的法利赛人。[原注:磁带空白。]
哦,你这个可怜、洗碗水的传道人。在审判时神要怎么质问你呢?你要以同样的方式站在他面前。
“你们在质问他什么事呢?这一切的争闹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你们质问我的这些孩子?”哦,我能看见耶稣环顾他们。
一个人说话了,“先生。”我能看见耶稣只是个普通人,他对耶稣说:“先生,我把我孩子带到你门徒那里。他得了邪灵,是哑巴鬼,口吐唾沫,跌在火里水里。我把他带给你门徒医治他,他们却对他无能为力。”
26

我能看见法利赛人琼斯牧师说,“是的,对此无能为力,所以我要把他带给你。门徒无法把鬼赶出去,所以我把他带给你。你若能对此做什么,如果你能对他做什么,如果……”你明白吗?“如果,”哦,“如果你能,请现在对他做一件事。”

耶稣站着环顾四周,说:“把他带到这里来。”他们把孩子带上来,魔鬼卖弄。魔鬼就是这么做的。他喜欢卖弄,是的。他让孩子发作得比以前更糟,孩子倒在地上,想要吓耶稣。
孩子倒在地上,开始在地上吐唾沫或在门徒面前吐唾沫,他们有点害怕。但是弟兄,你别想吓着耶稣。魔鬼让这孩子好一阵抽搐。他倒在地上,衰弱、吐唾沫,在地上翻滚,有一阵……因为他知道他的时候近了。
耶稣看着孩子,对孩子的父亲说:“他这样多久了?”
27

他说:“从小的时候,哦,”他说:“他跌在火里等等。”当他注意到……呐,让我们在这里讲一出戏。

哦,这里是山谷,有山。就在山上,神降临下来荫庇耶稣,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
他在这里,现在站在那里;山……父一直与他同在。鸽子在羔羊身上;鸽子仍在羔羊身上,他知道这点。他想要做什么?此前他刚讲过了:“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父能做……子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对吗?《约翰福音》5章19节:“我看见异象;我不能做什么,唯有父在异象中指示我要做什么。”《约翰福音》5章19节:“我不能做什么。”
28

门徒被打败了。孩子的父亲心怀敌意地站着。为什么?“哦,我知道他不会做这事。因为如果他不做这事……如果这些门徒做不了,那他也做不了。呐,我开始跟你们牧师一起相信这只是一群骗子,一群情感兴奋者,一群心灵感应或读心术者什么的。事情就是这样。”他心里开始那么想。

看到不信能抓得多牢吗?哦,我不管失败多少次,神仍然是神,是医治者。如果今晚我为五百个人祷告了,第二天早上所有五百人都死了,明天神还跟今晚一样是医治者。跟这毫无关系。我知道神这么说了,对我来说问题就解决了。他的道这么说了。
29

看看先知以利亚,他出去……鸽子在他身上。所以他把所有的祭司叫出来,那天下午以利亚砍了他们四百人的头,走过去,坐在山上,说:“现在我要祈求雨。”三年零六个月……[原注:磁带空白。]没有下雨。他把头伏在两只瘦骨嶙峋的膝盖之间,祷告说:“神啊,降下雨来。”

他说:“基哈西,去山顶上观看,看看海上有没有云。”
基哈西上去了,说:“一点迹象也没有。”
哦。不信就会抓住那个。“但神仍是神,”他说:“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啊,垂听我的祷告。[原注:磁带空白。]基哈西,回去看看。”
“哦,我刚下来。”
“再回去,再看看。”
“看起来像铜,没有雨的迹象。”
“站着别动,”他又把头伏下去,“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耶和华啊,降雨给我们。”
“再上去。”
“没有两样。”
30

他上去了七次。后来基哈西下来,说:“哦,我看见一片像人手一样小的云悬挂在那里。”

不信很快会说:“如果那就是你能为我做的事,如果那就是你能帮助我的,嗯,我不愿接受它。”但以利亚心里有一样东西,知道那是神的迹象。
“哦,昨晚我参加了聚会;我头痛,病了一两个星期或一个月。我觉得更好了,但没有完全好。我有一只残疾的手;我能移动我的手指,但是……”
弟兄啊,不信在那里工作得多快啊!“哦,我能看见一点点;我瞎了,但我能看见一点点,也许我若尝试得够努力,就能提前成就。”哦,你这可怜……我不知道要怎么叫你。你借口是个基督徒,是的。
31

以利亚没有那样做。当以利亚得到第一个小小的迹象时,他站起来说:“哈利路亚!那么多……用绳子把水桶捆起来,上去看看。我听见了多雨的声音。”阿们!

如果我能扭动手指,“哈利路亚!把拐杖从我下面拿走;我来了。医生,我要付钱给你;我再也不需要它了。医生,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我再也不需要你的服务了。我听见了多雨的声音。是的,先生。现在雨要顺着雨水管下来,我要呆在落水管那里,得到每一点水。”瞧,哦,他准备好了。
不信可以多么快地抓住,也许父亲……那就是他说“你若能,你若能为我们做什么”的原因。好的。
呐,耶稣走向他,开始交谈,就像他跟井边妇人一样,说:“孩子这样有多久了?”
“哦,”他说:“从小的时候。”盯着那双眼睛看了一次,有东西临到了他。他说:“怜悯我们。”
32

当他一看耶稣的脸,他可以说那不是读心术。他可以说那人有一些东西是别人所没有的。

任何看过十字架的男人女人……那天……我有一个旧的十字架挂在我的挡风玻璃那里。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那看起来像天主教的十字架。”
天主教什么时候选择了十字架?十字架什么时候成了天主教信仰的象征?十字架是基督信仰的象征,不是天主教。不,先生。
他说:“你为什么把它挂在那里呢?”跟我一起坐车的人,从塞勒斯堡下来,几乎把我撕碎了。他们莫名其妙地那么做。我不介意,只要他们不撕扯耶稣。
33

他说:“为什么它挂在那里呢?”

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吗?当夏天到了,每次我转头看这个国家,院子里、街上或什么地方站着一个赤身的女人,我就看十字架。阿们!我宁愿看那个。”他再也没说话了。
我说:“呐,我看到我是在哪里蒙救赎的。在那里我看到因他的鞭伤,我得医治了。我曾瞎眼,没有眼睛可看,我答应主,如果他医治我,我就要看正确的东西。我知道那是要看的正确东西。我看各各他。对我来说那是个纪念,我的主死了,他医治了我。在那十字架上,他赦免了我的罪;在那十字架上,他除去了我一切的忧虑;在那十字架上,他用鞭伤医治了我。”我说:“我看那个,转过头看十字架。”是的,取决于你在看什么。那有很多要做的。看一次十字架,看有多大的不同。
34

呐,当这个人看着主耶稣的脸,耶稣受膏了。他是受膏的神。他站在那里,这位受膏者,神在人里面。当他看的时候,有东西抓住了这人。他说:“怜悯我们。”呐,他在正确的地上。他来到求怜悯的地上。他来到了怜悯座前。那是你要从神那里得到任何东西的唯一方式,就是来到怜悯座前,不是审判座,不是基于自我,而是基于神的怜悯。

呐,他在求医治的地上。那里面没有“如果”。他把这个放在了耶稣身上。注意。不再是“先生”,现在他说了不同的话。是耶稣这时把这个放在了他身上。耶稣说:“哦,你能信吗?你能在这里拒绝琼斯牧师、拉比吗?你能丢弃你一切的疑惑吗?你现在能相信吗?”
35

父亲看着耶稣的脸,泪水从他脸颊上流下来,有东西击中了他。那一刻,他心里出现了改变,他说:“主啊,我相信。请赦免我,”那么多的话,“赦免我的不信。这段时间我竭力相信法利赛人。当门徒失败的时候,我怀疑了。主啊,赦免我的不信,”泪水滚落下来。神的灵击中了他的心,他说:“主啊,我信。赦免我的不信,”或圣经这样说的:“除去我的不信,”那是“赦免我的不信。”

他站在那里。那是什么?呐,注意。刚才他是说“先生,你若能”。但当耶稣抓住了他的注意力,不是“先生”了,而是大写的“L-o-r-d”。发生了什么事?当他来到怜悯座前,他找到了怜悯。哈利路亚!我知道你会以为我癫狂了;也许我是。别管我,我这样很高兴。
瞧,“你若能。”牧师,我相信你是对的。“你若能,”耶稣看着他,说:“他这样有多久了?”
他说:“从小的时候。”他说:“怜悯我们。”在怜悯座他找到了赦免,祈求赦免,悔改,现在,“主啊,我相信。赦免我的不信。”主啊,“主”的意思是“拥有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