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621 律法是影子

1

谢谢你,约瑟弟兄。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晚上好,朋友们。当我们起立对我们的主说话时,让我们低头。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为拥有的这份荣幸非常感激你,聚在这个可爱的非拉铁非大教堂,跟一大群敬拜的人和我们亲爱的牧师博兹弟兄以及许多人相会……[原注:磁带空白。]
晚上好,了不起的非拉铁非教会、所有的会员和工作人员。今晚在这场聚会上对你们讲道,对我确实是一份荣幸。我感到非常温暖,我们喜欢的就是温暖的聚会,没有比得上这个的。
也谢谢我们亲爱的弟兄在这里表示的欢迎;为给弟兄和我的这些花感谢。你知道,鲜花讲道,你知道吗?是的。鲜花是爱的表达。但它们也讲道,因为它们是神造的东西。它们是美丽的。
2

呐,上个星期我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主借着一场美好的聚会在那里与我们相会。你们亲爱的牧师,他对我总是那样亲密的好友。你知道,当他知道我错了时,他爱我。就是这个使他成为那么好的朋友。不管……许多时候我说:“约瑟,我真希望我能那么做,我的弟兄,但我实在做不了。”

有些事情是真正合法的,并且对您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影响,约瑟不在乎。他没关系。你知道,当你好的时候,任何人都可以是你的朋友。但当你错了时,他仍是你的朋友;那才是真正的朋友。
我记得,过去学校里有一首小诗。我想你们许多跟我一样年纪的人都能记得。我不记得,只记得最后一部分类似这样。
一个光说不做的人,
就像满了杂草的花园。
类似这样的话。干燥天气的朋友很多,但亲密得像弟兄一样的真正朋友,他们是令人感激的,非常非常好。我们感激他;我感激他。
3

呐,今晚我们在路上,明早很早就动身,大约天亮的时候,看能不能在天气稍热时就开到明尼阿波利斯。基督徒商人早餐会星期六早上在军团酒店。我们要在那里遇见一些代表团。一些人来自约瑟弟兄很久就想要我去的地方。他们有一个代表团从埃及来,要弄清有关在埃及聚会的事。

还有来自……我相信另一个团体……基督教青年会有一个代表团在那里见面,来自明尼阿波利斯市区和郊区的非五旬节派传道人,和其他许多不同的教派。聚会将是一场很奇怪的聚会。至于广告,没有人登广告要讲道。哦,我在早餐会上讲道。但其他所有的聚会只是照圣灵带领。应该是罗伯茨先生、汤米·希克斯和其他许多在工场上了不起的弟兄。只要坐在聚会中,不管圣灵说什么,“做”,就去做。
我相信那应该很好,你们说呢?我想是的。把形式除掉,让神有机会说他想要说的。我们传道人总是说我们所要说的,也让主有机会说话。我……
4

他们说我们来自南非的好朋友也会在那里。我知道今晚他们可能在这聚会上。明晚……他们明晚也会在这里。这些人,我想我在约翰内斯堡举行的聚会上,哦,我想是在德班的聚会上遇见了他们中的一位,很好的弟兄。所以,我认识很有影响的传道人中最了不起的一位。如果明晚他们要在这里讲道,所有能挤进这地方的芝加哥人明晚都理当来这里听道。

我有……他们有一些影片;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那些影片。他们有一些祖鲁部落、外邦争闹和许多事的影片,遇见这些弟兄是非常有趣的。那是明晚,是吗,约瑟弟兄?嗯,对不起。[博兹弟兄介绍某个人。]哦,很好。马萨里诺弟兄姐妹这一家,我们确实高兴,我知道,我很高兴有你们在这里,与这群会众在一起。
5

今晚我进来得有点迟,那天晚上有个传道人把我介绍给联合弟兄会教会,说:“朋友们,这是迟到的伯兰罕先生。”

我说:“是的。”我说:“我参加婚礼甚至也迟到了大约两小时。呐,如果我的葬礼能够迟到几年就好了。”
当我在牧师书房时,门半开着,我想我必须得快点,我必须得快点,听他们的一首歌,“信徒如同精兵。”我告诉你们:那真是太好了。我听了很多的歌,我肯定你们会喜欢他们的音乐。
6

大家都知道我告诉你的:“在天家来找我,”是吗?你知道,生命河从神的宝座下流出来,流下来,转个弯,沿着这边往下流,流向荣耀大街,在那里转弯。哦,整个天使唱诗班和音乐家都聚在那座山上,唱歌弹琴。在山的这边,我希望那里有一棵小树,能靠在它上面,沉浸在其中,直到我真的享受够了。

我真的喜爱歌唱和音乐。我知道我们都喜欢。多少人知道为主战斗的次序是什么?你知道在战斗前出去的第一样东西是什么吗?唱歌的和音乐家出去唱歌,不是哀哭切齿。他们出去唱歌;然后是约柜上来。他们走在约柜前。然后是打仗的。那是件好事,是宗教服侍的非常符合圣经的次序。首先是音乐,然后是道,再是战斗。那都是主所命定的。
7

来听这些弟兄们讲道。如果可以,请多多为我祷告。在明尼阿波利斯,我对将来的聚会计划有几个相当重要的决定要做。我确实要求……哦,我想我是这里第二位的合作牧师,对吗?我请我的教会为我祷告。

我相信约翰·卫斯理说全世界都是他的牧区,对吗?事情就是这样。我感到你们是我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我确实感激跟你们每个人的团契时光。
呐,我太爱神的道了;我很爱谈论它。今晚,天气很热,我想,我们在星期四晚上举行一堂美好老式的主日学课程还是挺合适的。教导一点神的道,你们喜不喜欢?我喜欢主日学,我喜欢教导神的道。
8

回来了,我必须快点,没有机会查看任何东西,所以,当我走进书房,刚好翻到这段经文。你们凡有圣经的人,请翻到《希伯来书》10章开始读,坐在这里聆听主的伟大教导,是很美的。

《希伯来书》是给犹太人的,把律法和恩典分开,正如保罗在这里写给他们的。当时教会里有许多争论:该不该吃肉,该不该跟外邦人交往。我想,保罗写这封信给希伯来人,是这本书中最杰出的书信之一。对我来说,这卷书很伟大,因为它显明了律法与恩典,将两者分开。
呐,愿主加添祝福给他的道,愿他来造访我们。当我们开始教导时,请多多祷告。我不是一个教师。我在教会中的恩赐是为病人祷告。
9

顺便说,我们在谈论这点:多少人参加了印第安纳波利斯的聚会?你记得,我相信昨晚他们说一个哑巴女孩或别的什么人……多少人记得小罗塞拉,她姓什么?酒鬼……格里弗……格里弗……格里菲思。今晚她在这里吗,罗塞拉?她来自乔利埃特,罗塞拉。聚会后两个晚上,她打电话给我,我相信她要么是从聋哑学校领那女孩来,要么是她在那里时跟她一起。

女孩生来就是聋哑的,一辈子从没听见过或说过话,主耶稣当着一万人的面,在讲台上赐给她完全的听力和语言。主奇不奇妙?[原注:博兹弟兄打断。]是的,弟兄。[原注:博兹弟兄见证一个男人癌症得了医治。]嗯。我办公室里有一封那个人的信;是的,先生。[原注:博兹弟兄见证一位有肿瘤的女士得了医治。]主奇不奇妙?
10

我真的相信人们此时开始明白我多年竭力告诉他们有关医治的事。这个人,当我经过办公室捡起其中一封信时,他坐在那里,手臂瘫痪了,手和手指下垂,甚至再也不能移动手指修剪指甲了。指甲都长到手里面了。他不得不做外科手术,把指甲剪掉。

他说,当他坐在那里时,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会把前后的相片都寄给你。”他说:“我刚有了个想法。”有件事发生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以前我从未见过。经过长长的队列,我够虚弱了,几乎都动不了,突然,有件事好转了。我抬头看,出现了一个异象,人们沿着队列尖叫。
你们在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人知道有成百上千人围着那祭坛,将生命献给基督。他说他像那样坐在那里,说:“你知道,我现在明白这人在讲什么。”他开始感觉到手上有东西在刺痛和发热。他的手指就像那样打开了,手打开了;他得医治了。“瞧,在路上……”
11

这人说他背上有癌症,癌症刚刚消失。瞧。这想法,人们此时开始明白。他们习惯按手、洒水、洒圣水或什么的,你知道,某件事……那没问题,但那是次一等的。最初的方式,正确的方式就像你领受圣灵。

“彼得还说这些话的时候,圣灵降在一切听道的人身上。”[徒10:44]他们准备好了。那是大量的医治;不是很长、疲惫不堪的祷告队列。是的,神天使的同在和圣灵无论如何要带来完全的拯救。
必须立即传福音给全世界;你必须去传。三分之二的世人还没有听过基督。我们必须快点去传福音。你没有时间,今晚只带一百人上来,明天就疲惫不堪。此时是整群人大量得医治。在非洲,一个祷告有两万五千人得医治。想一想。
12

那天在讲台上……我不想开始讲这个见证,我最好快点转到神的道。但为了使你知道为什么在我心里……这些弟兄明天来,很奇怪,我一直感到要去非洲。困难出现了,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跟我联系的其他人,博兹弟兄知道。我去奉献一个教会,一些人上来,说:“伯兰罕弟兄,你不叫祷告队列吗?”

我说:“哦,弟兄,我肯定会叫。”我说:“我可以为病人祷告。人不多。”一个小教会容纳大约两百人,一个小弟兄刚脱离大灾难和酒鬼的生活,得救了,去了神的会,在印第安纳州查尔斯顿奉献一间很好的小教会,名叫卡什,朱尼尔·卡什。
13

有人出来,说:“你的意思是什么?”一个传道人,他说:“我有一间容纳将近一千五百人的教会,我通过电话听说你……你在这后面……你没有来我的教会。你在沼泽地后面,到一家砖混结构或混凝土结构,坐落在路旁。”

于是我说:“你不需要帮助。他需要。”那是需要帮助的人。
在队列里,我下去只是为病人祷告,我看见一个女孩,一个黑人女孩。我们知道黑皮肤的人,黑人,他们的故土是非洲。就像黄种人来自中国,盎格鲁撒克逊人来自爱尔兰、英国、瑞典等等。当他们从伊甸园或从巴比伦分开时,一些人去了炎热的地区,一些人去了不冷不热的地区,一些人上了北方。一些人漂成了白色,一些人成了棕色,一些人成了黄色,一些人成了黑人,但他们都来自一个血脉,就是亚当。
神从一个血脉造出了万族的人。每个人,黑人、黄种人、棕色人种、白人,你从血里提取血浆,都是一样的,是一样的。是气候改变了人的肤色。
14

看到时间临近……我把我们要去非洲的异象写在圣经的背面。他们带来了这个年轻的埃塞俄比亚女孩。当女孩上来时,我注意到她的腿摇摇摆摆。她有点是我们所说的苗条瘦小的女孩,大约十五岁,瘦极了,穿得像个淑女。但我注意到她吧嗒着嘴,嘴巴像这样往上翘,眼泪流在脸颊上。哦,我不知道那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哦,卡什先生来到台上,孩子妈妈跟在后面;他说:“伯兰罕弟兄,女孩因车祸有一根神经断裂了,车祸致使她的听力和语言神经成了另一个样子。她再也不会说话,听不见了。那是车祸。车祸也伤害了别的神经,医生不得不包扎,就造成她的腿那样了,她的一边僵硬了。”

哦,我说:“那确实太糟糕了;可怜的孩子。我的心深深地同情她。”我说:“带她来这里,让我为她祷告。”
15

女孩上来时,我朝她头顶观看,没有异象出现;那里有高高的草,蚂蚁窝的土丘,类似典型的南非。青草在摆动,我甚至能听见刮风的声音。我知道一件事发生了。那异象离开了我;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在那里站了一会儿,说:“呐,朋友们,我想要澄清这点:我刚看到一个去南非的异象出现在我面前。”

我说:“也许有人在路上了,也许主想要我过去;是异象应验的时候,那将比另一次大得多。”接着我说:“天父,我们不求神迹。”多少人知道什么求看迹象?“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对不对?我们不想要像那样被归类。
16

但我说:“我们不是,但你赐下神迹。我祈求你这样做。我祷告了,想要知道有关去的事等等,什么时候去等等。但现在,如果这女孩站在这里,那异象出现了,如果你想要我为去非洲做好预备,你会赐给这个孩子、这个可怜的人、一个基督徒……虽然医生说神经断裂了,必须有创造的工作,你会把完全的听力恢复给她吗?那将是你我之间的一个迹象,我必须准备好去非洲。”

不知道明晚要在这里的这些弟兄那时正在启航,为非洲的布道会做安排,我对此一无所知。当我把手从小女孩身上拿开时,她尖叫起来:“妈妈,瞧!”她跟从前一样完全和正常。
那里有一些人来自非常形式化的教会,否认圣灵的存在,是今天世上的大宗派。他们会马上跟你争论,或互相争斗,没有像神迹这样的事。那些人有一大群走上来,一个接一个,丈夫和妻子,跟我握手,说:“伯兰罕弟兄,我们相信神迹,这事证实了那是神;因为这女孩来自我们的邻里。”就是这样。是的。神仍然统治并作王。哈利路亚!哦,我们多么爱他。
17

“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子。”听这话:“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子。”呐,如果我们必须预表,做很多的预表。律法是影子,所以整个律法不可能都是黑暗。黑暗中必须有一定量的光才能形成影子。对不对?

许多人引述《诗篇》23篇时,他们错误地引述说:“我行过死荫的幽谷。”呐,如果是幽谷,就没有影子。所以你瞧,死亡本身在律法之下。对大卫来说,死亡只是个影子。死亡里面有很多的光。呐,如果都是黑暗,那就可怕了,但死亡只是个影子。所以,必须有光跟黑混合才能照出影子。奇不奇妙,知道挣扎所处的……
18

哦,多少人知道博斯沃思弟兄?哦,他在芝加哥举行了聚会。在印第安纳波利斯,他妻子打电话给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的老朋友快死了。一整天他的喉咙里都有死前的喉声。我们到处找你。他躺在氧气罩下,昏迷了。一整天他的喉咙里都有咯咯声。我想他天亮前要去世了。伯兰罕弟兄,我们想要你在他的葬礼上讲道。”

我说:“博斯沃思姐妹,不要说那样的话;让我们说别的事。”我们过去,在神面前屈膝,那天晚上向几千人的教会宣布这事。第二天晚上博斯沃思弟兄就打电话给我,在电话上跟我交谈。是的,先生。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跟你一起参加凯德尔堂的复兴会。也许我们可以在今后几年的某个时候去。”
哦,我爱那种勇气。没有阴影,没有消极;全都是积极。那位老教师,他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每位圣经读者都知道死亡所能做的只是把一个影子或幽灵放在你面前;但它不能拘禁你。基督打了那些雷,打破了黑暗,释放那些在乐园、在阴暗处的人进入正片,在我们父神的面前。何等的想法!不只是一个想法,而是神借着他的道彰显的真理。
19

律法所做的一切都是预示耶稣基督。因为在他里面是完全。如果我背对着太阳走路,阳光照在我背上,就会投下影子。我可以看着那影子,很清楚地猜出我的样子像什么。我是飞禽还是四足的野兽,不管是什么,都会投下影子。

律法只是投下主耶稣到来的影子。在下一章,《希伯来书》11章,保罗在那里说,讲到信心的伟大英雄,他们怎么脱离刀剑的锋刃,封了狮子的口,行了奇妙的大事,人们生活在影子下,凭着信心行了那一切的事;今天当原型形在这里,基督来了,应验了整个律法,在我们中间成了真实、活的、复活、荣耀的基督时,我们岂不能行更大的事吗?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啊?
20

嗯,我相信时间很快就会来到,当医治将……神迹医治会成为那么普通的事……我们必须有被提的信心在教会里才能有朝一日离开这地。

“律法是影子。”他如何预示一切的事呢?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们可以回去,通过洪水中方舟的到来,摩西如何下到埃及,以及许多改变统治的伟大人物,看看法律,法律的话语是如何至高无上的,以及当上帝的法律延伸到法律之上时,其他的一切又是如何被抛弃的。
21

呐,如果神的道借着律法说话,带头行动,更何况圣灵在借着恩典和神的呼召重生之人里面,当那道被圣灵的洗往前推动时,就应该有在那道背后的火。今天应该是什么呢?道有如此大的作用,“天地要废去,神的道却不能废去。”律法是神说出的书写的道。注意,它被保存在一个神圣的地方,上面洒了血,有一个冠冕放在上面,表明它是王的道。虽然像今天一样被遮蔽,血洒在信徒身上,神的道从信徒身上出去……

今天,我们的良心既蒙羔羊的血所洒,又蒙耶稣基督的血所洒,脱离了罪恶和污秽,那该是何等的功效!律法应该是何等有力量的东西!那是我发现全福音教会软弱的地方,就是对他们所领受的这奇妙的道没有信心。
22

让我们在这里停一下,回去听一会儿那道是什么。我们今晚从这本圣经所读的这道不只是因圣徒保罗、路加、马可和约翰的笔而存在,我们从这本圣经所读的这道在世界存在前就被说出来了。阿们!他们所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神已经说出来的话写下来。圣经说:“起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约1:1]

呐,让我们来做一个世界开始前的想象旅行。你知道耶稣是创世以前被杀的羔羊吗?呐,只要把窗帘拉开,听一会儿,你需要任何东西,那都会带给你勇气。只要你发现它记在这里面,只管抓住它,神必……神必使它成就。
23

想一想,世界在转圈,永恒。永恒就像一个完美的圆圈,没有拐角或尽头。如果我今晚在这里开始以一个完美的圆圈绕着这桌子旋转,它可能会穿过桌子,穿过地板,穿过地球,十亿年,千秋万代过后,它仍然继续旋转,完美的圆圈,无穷无尽。神起初在永恒中就是这样。

呐,我们不能把撒但归为创造者,他只是歪曲神已经创造的东西。神造你是完全的,撒但把你歪曲成不完全的。神允许你跟你妻子、爱人合法地结婚。但爱别的女人就是歪曲你对妻子该有的那真正的爱。撒但那样做。
24

你的爱应该是对基督的,是纯洁的。但撒但把那爱歪曲给了世界上的事。撒但歪曲了它。当撒但把好的歪曲成了错的,带着跟他在一起的天使,一小块从永恒的这个完美圆圈中坠落了,掉到称作时间的地方。它进到这里,到处走,又从这里出去。时间……永恒穿过时间,继续存在。

呐,当基督看到撒但所做的事,当神在时间的起头看到它……注意,神起初不比今晚更聪明,或没那么聪明。神是无限的。你相信吗?他决不可能改变。
呐,我们长大时变得更聪明一些。整个世界都变得更聪明了一些。你过去坐T型福特车去教会;今晚你也可以开一辆V8。过去你漂洋过海的唯一方式就是坐一艘挂着帆的旧船;今晚喷气式飞机可以载你过去。瞧,我们变得更聪明了。但神没有,神起初就是完全的,他末了也是完全的。
25

呐,这就是我所爱的,听着。如果神是无限的、完全的,不可能犯错(你们跟得上我讲的吗?),如果他不可能犯错,那么,当危机出现时,神起初行事的方式,当同样的危机出现时,他就必须以同样的方式行事,不然他在那里行事时就行错了。你明白吗?

如果神说了一件事,为了是神,他就必须持守那事,阿们!那会使卫理公会信徒兴奋,不是吗?看一看。神必须持守他的道。你相信,就说:“阿们!”神必须持守道。如果地上出现了危机,像以色列人在旷野快死了,神竖起铜蛇作他们的医治,因为医生等人跟他们在一起,如果他们有什么药,他们埃及的药没有一样能医治他们的疾病,所以神必须行动。
26

如果今天危机出现了,当我们拥有的疾病超过了世界所知道的,像癌症和心脏病一样的疾病,医生无能为力,神就有义务以他当时一样的方式行事,不然他那个时候行事的时候就行错了。当然,常识都能证明它是不是写在道中。神必须是一样的。

当神说话时,那道就永远是他的一部分。道不可能失败,就像神不能失败一样。如果神的一句话会失败,那神就不是无限的,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如果他必须把话收回来,那他就像你我一样是个凡人。是的。当神说话时,那是完全的。阿们!哦,那是我所喜欢的——完全。我们靠道完全了。
27

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子,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借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48]你要怎么完全呢?你怎么能完全呢?你怎么能像神一样完全呢?但那是耶稣基督的一个使命或命令,要像天上的神一样完全,完全。

你说:“谁能得救呢?”等一下。让我们找出“完全”是怎么成就的。呐,神早在起初,当他透过时间的长河预先观看,他知道人类必须有一个疗法来拯救那些渴望得救的人。那些渴求在上面那个领域的人,神必须开一条路来救赎那些人回去。
28

如果神起初是无限的,就决不会有一只跳蚤、青蛙、苍蝇或其它任何东西出现在地上是他在创世以前所不知道的。阿们!想一想。他知道你,他知道我。知道我们的心会渴求他,他必须预备一个疗法。他的大爱,他的大能,他伟大的律法迫使他那样做。为了是神,他不可能做别的事,只有开一条路。

当神俯看时间的长河,从瀑布的这端直到瀑布的那端,你知道神做了什么吗?当时神没有做别的事,只说到了他自己儿子耶稣基督的到来,他在地上支搭帐棚,从天上降临,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救赎我们,再上去,站在另一端。哦,以赛亚所看见的那条大路穿过那地方,穿过时间的跨度,基督站在另一端——接受端。
29

那天晚上,我在为孩子们解说一件事,讲到摩西的父母,他们怎么把婴孩交还,把他交托给将孩子赐给他们的神。我说:“呐,如果你救自己的魂,留着它,你就会失丧它。如果你把它交还给神,你就会存留它。”圣经里说了五次。呐,我说:“如果摩西的父母留着他,他们就会失去他;如果他们把他交还给神,他们就会存留他。”

30

那天,他们把摩西推进菖蒲和芦苇丛中,神从宝座上起来,衣襟垂在后面,走出来,说:“过来这里,加百列,你们所有的天使,过来这里。瞧这下面;我有个相信我的人。我把孩子赐给他们,他们把他交还我。他们无法保守他,因为阴间的巫婆要得到他。”那些老太婆到处走,打碎孩子们的小脑袋,扔下去把鳄鱼喂得肥肥的。

摩西父母说:“我们要……如果我们保留他,他们就会杀死他,我们就会失去他;但如果我们把他交还给神,我们就会存留他。”在你今晚所航行的这只小船里,你有个宝贵的东西在那里;就是魂。如果你保留它,你就会失丧它。继续保留它,去到世界上,举止像其他的人;你就会失丧它。但如果你把魂交还给将魂赐给你的神,你就会存留它。阿们!只要相信神。
31

他们把这个小婴孩放在篮子里,推出去。我能听见神说:“加百列,过来这里一下。”召集一万个天使听候命令,让他们在尼罗河上排队。“你们确保没有任何鳄鱼靠近那孩子。当他进入漩涡中时,要确保他安然出来。”你一生会有许多的漩涡,我的弟兄,但如果神召集了天使听候命令,看顾你,你就不要担心,他必领你出来。阿们!

注意,小篮子涂了松香。我能想象为什么他们在篮子上涂松香,你知道外面街上的喜好吗?老鳄鱼把鼻子翘起来,什么味道?便退回去了。我们注意看鳄鱼,突然它变得惊慌,走开了。为什么?加百列站在那篮子上面,在河上漂流。那是鳄鱼不能碰摩西的原因。他被交还给了将他赐下的神。
32

今晚也是这样的;神让他的天使照看我们。“神的天使在他们四围安营。”他们没有来回地走;他们呆在这里。我喜欢这样。“神的天使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诗34:7]

我能听见加百列说:“主啊,这个时候你要在哪里呢?”
“我要在接受端,在另一端。”当他到了那里时,神要在那里接受。那是神今晚所站的地方:在接受端。他站在荣耀的大门口,在接受端,接受他的孩子们。有一天,当生命结束时,他会把手伸下来,用手卷起圣洁大路的末端,用力一拉。当神拉时,裂开的地方,神会把每个圣徒提上去,进入那永恒的领域,永恒会继续前进,历经各个时代。他在接受端。
你还怕什么呢?怕神不会这样做吗?是的,他会做。就像天上有一位神一样确定,他会做的。他在接受端。哦,看一看。
33

当神站在那里,他说:“这是我的计划。”呐,道,“起初有道。”呐,“道”是“一个被表达的思想”。神在思想这事。呐,那只是个思想。但当神表达出来时,就成了道。当道一表达出来,神就不能食言。他必须持守道。

所以,圣经明明地说耶稣是创世以前被杀的神的羔羊。因为神说出来的那一刻,那时他就在天上被杀了。他唯一要做的就是成为真实;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走上前。四千年后,他才实际被杀。但当神说出来时,道是那么完全,必须是,道可以记录作天上的文档,因为神那么说了,必须如此。
34

难怪神说:“你的种子要伤蛇的头。”呐,你说:“那是耶稣。”让我告诉你一件事。这里有多少重生的基督徒,请举手?肯定的,你们都是。好的,你知道耶稣被杀的同时,你就被接受了吗?你知道吗?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大约一个星期前我得救了。荣耀归于神,新名写在荣耀中了。”
等一下,我不是要与众不同;但圣经使它不同。圣经在《启示录》中说:末日敌基督将非常虔诚。他会到处走,装得像个虔诚的人。他要迷惑凡住在地上名字从什么时候没有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人?复兴会吗?从创世以来。[启13:8]
圣经说羔羊被杀的同时,那时血痕就用上了,你的名字在那个时候就跟这血联在一起了,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走到神借着圣灵呼召你的时候,“若不是我父呼召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约6:44]咻!
35

希望我的个头有两倍大,也许我就能喊得两倍响。想一想,在世界被造之前,当羔羊的生命册在那里被说出来时,你的名字就跟基督的受死、埋葬、复活联在一起了。咻!你还怕什么呢?主在上面的接受端;他有天使在这里照看我们。他复活了,说他要做一件事。

如果你想从方舟里跳出来,只管跳吧。但我想跟它呆在一起。“主啊,你那么说了;这是你的道。你在那里把道说出来了,当你说我跟道联在一起,我正呆在道中;他那么说了。”什么是道?先知说了;圣灵降临,借着众先知说出道来,因为他们把神创世以前说的话写在书上了。“起初有道。”哈利路亚!
36

[原注:磁带空白。]他曾经拥有的一切,基督都归还了教会,赐给了教会。神的一切,他都倾倒在基督里;基督的一切,他都倾倒在教会里。“我就常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哦,永生神的教会,你怎么能看重那么没意义的旧事呢?为什么你不把信心放在永生神的道上呢?看看古时的人,——影子,像亚伯拉罕他们,“称无仿佛有。”神那么说了。
37

亚伯拉罕在律法下也许被人问:“伙计,你怎么啦?你一百岁,妻子九十岁,还说你们会有孩子?”

“荣耀归于神,是的,先生。”
“哦,伙计,你疯了。你的头脑出问题了,你最好去看医生。你出问题了,亚伯拉罕。”
“不,没有问题。我刚有了一颗改变的心。”
如果一个百岁的男人和九十岁的妻子走到医生的办公室,说:“医生,我们想要安排一间产房,我妻子要有孩子了,”会怎么样呢?
医生会说:“哦,我告诉你,先生,请你出去房间一下。”他会挂电话,“精神病医生,赶快来这里,带上你的手铐。”
肯定的,因为神的智慧在世人看来是愚拙的;世人的智慧在神看来是愚拙的。但那些在神身上有所成就的人都必须接受神的道,说道是那样的。喂,弟兄,这样在任何地方都必打败魔鬼,医治每个在会堂里的病人,赐给这里的每个人圣灵的洗;这是主的应许。
38

为什么你在这里呢?如果你在这里是个真信徒,你坐在这里,想要服侍主,神就有责任。你心里不可能有那个渴望,除非神在你里面创造了它。你过去没有那样做,但神自己创造了它。你们每个人,也许这里有病人,说:“我希望我能得医治,伯兰罕弟兄。我得胃病、头痛或类似的病好几年了。”

神在这里要做那事。瞧,那不是神;那是你。瞧,他在这里要做这事。他的道是真实的,巴不得你能握住它,说:“那是真理。”之所以它是……瞧,之所以你得救如此容易,有时候得医治,是因为你在创世以前就被拣选了。
你的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作为神的一个儿女,那血痕仍然托住你。哦,你进入……然而你继续挠头、纳闷:“你知道我应该那样做。有一件事,稍后我要做这事。”最后它流逝了,就是这样。
呐,医治被包括在这里面。你相信医治,不然你不会来听。呐,如果你能照你对救恩所采取的同样方式,紧紧抓住医治,你就必得到同样的结果,必须。
39

呐,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子,总不能使敬拜的人得以完全。呐,为什么不能呢?因为那里没有用来使人完全的东西。律法是影子。在旧约,当他们去献祭时,人带来一只羊羔;他把羊牵到那里,承认自己的罪,把手按在羊羔的头上,告诉神他为自己做的事感到难过。

祭司割断羊羔的喉咙,这里的颈静脉,小家伙开始踢腿、流血,要死了,这人手上溅满了血,他感到那小羊羔的颤动和疼痛,躺在那里受苦。他定睛看羊羔,羊羔颤抖,受苦,颤抖,像那样受苦。他心想:“那应该是我。我是个多可怕的人啊!”
40

注意,这人从那里出去,没有完全;他不可能完全。因为他出去时,心里带着同样的欲望,去做他进来时所做的同样的事,仍然有同样的欲望。为什么他有同样的欲望呢?因为什么呢?羊羔里的血细胞破裂了,那是神羔羊的影子。

呐,当那血细胞破裂、裂开时,在那血细胞或羊羔里的生命,组成……来自一个血细胞,都回到一个主要的血细胞,那细胞来自精子,是来自雄性的花粉。当那血细胞破裂时,这生命从这里分开了,在那血细胞里的生命不可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是的,先生。
因为动物没有魂,兽的灵怎么能回去跟人的灵一致呢?不可能一致,因为它没有魂;它是动物。呐,但当敬拜的人……
41

注意这里,在《希伯来书》的下一章,说:“敬拜的人……”这下面的几节说:“因为敬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该再有罪的意识了。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

完全多久?永远。那么,什么是圣灵呢,朋友?我们已经把它看作太多的东西。你们路德派,哦,你们认为当他们加入路德派教会,“义人必因信心得生,”路德说:“我们得到了。”但他们发现他们并没得到。你们卫理公会,当你们成圣了,叫喊了,拍手,在过道上跑来跑去,你们认为你们得到了。但后来发现你们并没得到。
五旬节派,当他们可以说方言,跳灵舞,他们认为他们得到了。但他们发现他们并没得到。是的。所有那些事都没问题,但那还不是。是复活的基督这个人,是圣灵自己。
42

当你凭信心按手在神悦纳、预备的祭物上,那绝对是完全。那是基督的身体。神从亚当的肋旁取出一根肋骨造出亚当的新妇。从基督的肋旁出来了血、水和灵,成了基督的新妇。

我们怎么进入那身体里?“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浸,归入一个身体”[林前12:13]《罗马书》8章1节:“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行事不随从肉体,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他们就像亚伯拉罕;称无仿佛有,因为他们向世界上的事死了,借着圣灵的洗在基督耶稣里活了。阿们!
43

可能有干草和黄樟的种子在上面,但它会救你,就跟我站在讲台上一样肯定。阿们!注意,“因为敬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该再有罪的意识了。”再没有意识了;“意识”这个词的意思是“欲望”。看看是不是。在它里面的是意识,在那里形成你的欲望。你的意识是要做这事,你的意识是不要做那事;这是你的欲望。

呐,如果敬拜的人在律法下不能得洁净,因为羊羔只是个影子,他带着同样的欲望离开,然而这是正确地说到要来的羔羊。呐,当神差遣他的羔羊,羔羊死了,敬拜的人来,凭着信心按手在主耶稣血淋淋的发绺上,你心里能感激他是唯一能来救赎你的东西;你要失丧,下地狱……你感激当你不可爱时他对你的爱,感激他预知了你,你有一颗心要这样做,感激他圣灵的引导,带你到那个地方,把它放在……你凭信心按手在他身上,宣布放弃你作为一个罪人的生命,接受他的生命来代替,这时耶稣基督的血洗净你,在基督血细胞里的生命,不是别的,正是神自己,圣灵,回到你的生命里,跟你的身体一致,你活出基督徒的生命,直到你离世的日子。魔鬼不能碰你,即使他要。阿们!
44

圣经中的每个应许都是你的。魔鬼不能碰你,为什么?血细胞起源于哪里?起源于羊羔、小绵羊的哪里?它起源于哪里?起源于公绵羊。那是个性欲,是有罪的。神已经宣告了这是……使它成为许可的,但决不完全。“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命的气息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活的魂。”[创2:7]

但后来篡改了,女人成了带来生命的器皿,那是身体必须回归尘土的原因。魂必须先受到照顾,开始新的生命。你意识到了吗?呐,羊羔,当它的生命在献祭的地方破裂时,敬拜的人双手血淋淋的,意识到他是个罪人,是那边各各他的影子。
但敬拜的人不能得以完全,因为借着从羊羔出来的生命,他不能放回到羊羔的身体里,因为他是人。羊羔有不一样的性情,它的性情不一样。呐,如果羊羔的生命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他就会走出去吃草,举止像羊羔,因为羊羔是畜生。所以,他不可能得以完全。
45

但在这个地方,敬拜的人既被洁净脱离罪恶,在那身体里的生命回来,给这个人施浸进入圣灵里。呐,这羔羊不是借着性欲生的。那个原本的血细胞开始的地方,是全能的神在马利亚的子宫里创造的。人跟它毫无关系。

那个血细胞,神自己降下来,进入这个血细胞里,长成一个身体叫基督,以全备的圣灵来到,住在他里面。当那血细胞在那里为了罪破裂时,每个归向基督的人,都借着那血被洁净了,不再觉得有罪了,在基督里完全锚住了,直到你得赎的日子。
《以弗所书》4章30节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是受了他的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阿们!哦,当信徒意识到他在哪里,是什么时,就使魔鬼离开了。“哦,伯兰罕弟兄,我没有良善。”是的。我没有任何良善,你也没有。没有任何事是我们能做的,这是好的一面。但当你能意识到你没有良善,然后你就不倚靠自己的良善。
46

如果有一件事你能做来配得它,你就有东西可以夸口。“主啊,我昼夜寻求你。”但你不能对主那样说。他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神寻找人,没有人寻找神。所以,你没有一件事可以说,但是,“神啊,是你的恩典做到的。”只要你在爱子里蒙悦纳了,神已经让基督替你受了审判,他怎么能领你进审判中呢?

当基督已经受害了,你怎么还要为自己的罪受害呢?那样神就是一个骗子,一个可怕的人(是的),耶稣基督完全付清了,你也接受了。只要神接受了基督,他就把你跟基督一起接受了。他什么时候接受的?创世以前,当他说话便存在时,他就说你被基督救赎了。
你的名字创世以前就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你还惧怕吗?咻!“哦,如果我能继续坚持就好。”我很久以前就不这样做了;我一开始就从未这样尝试。我只是放松,让主来持守。
当我生病的那个时候,我病好了,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病发期间还持守你的宗教吗?”
我说:“不,先生,是它持守了我。”那是不一样的。这就是发生的事。
47

当神把一个以色列人领进来……亚伯拉罕信神。跟一个非常杰出、今天世上最伟大的一个基督徒领袖交谈,最伟大的一个,那天博兹牧师和我在他的房间里谈到……瞧,不是我们做了什么;而是基督做了什么。不是我要做什么,而是他已经做了什么。

我知道我没有良善,从来没有,也永远没有。但在神的面前,我绝对是完全的,因为那不是我。他从不看我;他看基督。我在基督里。我的名字在创世以前就跟他联在一起。我只是等候线拉上去。某个荣耀的日子,我们就要走,在空中与主相遇。
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不害怕吗?”你知道,许多时候,早在我是个小伙子传道人时,哦,人们常来问我,“伯兰罕弟兄,若是那样的,那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我说:“是的,肯定的。做你想做的事。若是恶在你心里,那你就从未到过各各他。”那是一件肯定的事。
48

我总是做我想做的。神让我做我想做的,我为此很高兴。如果我做了魔鬼想要我做的事,很难说我会是什么,但如果我做我想做的,像我得救以前所做的……但现在,我里面有一个新的灵。那不是羊羔的灵,也不是威廉·伯兰罕的灵;那是耶稣基督的灵,使我爱不可爱的人,使我做我认为我决不会做的事。那是主。嗯,如果是我,你知道我今晚会说什么吗?我就会打电话给博兹先生,说:“喂,伙计,瞧,我已经上去两个晚上了;我一点觉也没睡。”最近两个晚上我只睡了大约两个小时,来来去去,人们在门口等等。到了深夜,想要躺几分钟,又有人把你叫起来,身体累坏了,又出去;这里又有一个,以至我留在家里。

但我里面有一样东西,那不是我,说:“你今晚应该在芝加哥。”到家是十二点半。路上要开大约两百八十英里。我说:“主啊,我要去了,你帮助我。”主帮助了我,我准时赶到了,我到这里了。
瞧,那是你里面的东西。“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行事不随从肉体,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不可能定罪。如果你爱主,你就想做你能做的一切讨他的喜悦。
49

嗯,让我们这样来看,好叫没有学问的人也能明白。如果你爱你妻子……我很爱我妻子。哦,如果有这样的一件事,如果别的女人走上来,说:“比尔,我也爱你。”她是个相当漂亮的女孩,说:“我爱你。”哦,她不会那样说,但如果她那样说,怎么样呢?瞧?

你知道我会怎么告诉她吗?我会说:“瞧,姐妹,在这里跪一会儿,我想跟你祷告一下。”瞧?为什么?
哦,你说:“比尔,你在非洲、亚洲的某个地方,你妻子决不会知道。”那可能是真的。即使她决不知道,我知道。瞧,我会知道。
另外,如果我以正确的方式爱她,你说:“哦,她那么爱你,她会原谅你。”也可能是那样的。但我太爱她,不会那样做。瞧?那是恩典。不是我做了任何事,那是我对她的爱。当我们重生了,意识到我们是神的儿女,我们对基督的爱也是这样;不是我必须这样,必须那样。保罗说:“凡事我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林前6:12]
50

所以,不是某个律法说我必须传福音;不是某个律法说我必须做这事;而是因为我太爱主,我很喜爱做这事。如果你那样爱主……只要我那样爱我

妻子,她就不需要担心。只要她那样爱我,她就不需要担心。
我们没有走到对方跟前,“呐,”她说:“听着,伯兰罕先生,我现在告诉你一件事。你出去旅行,我要给你制订律法,年轻人,你不要背着我到处乱搞。嗯,你不可那样做。”
哦,她制订律法后,我转过来,说:“呐,我的小姐,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当我外出时,你不要有别的男人,不可这样做,不可那样做。”哦,我们没有那样说。肯定的,我太爱她了,我信任她。她太爱我了,是一样的。所以我们……我说:“再见,亲爱的,继续为我祷告。”
“好的,亲爱的,我会一直为你祷告。快点回来。”
“好的。”事情就是这样。瞧。她没有大的律法,你必须来,这样做,点水礼,被确认,被带到这个、那个、这些、那些和这一切不同的命令,类似的事。如果你没有这样双脚交叉跳舞,就不对;你必须双脚这样交叉跳舞。
51

不久前,一些妇女穿那些她们称作丑闻裙子的裙子,一个年轻女士来我这里,她来见我,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问你一件事。”

我说:“可以,夫人,姐妹。”
她说:“你认为一个基督徒女孩穿丑闻裙子是错的吗?你认为我……”
我说:“一个基督徒女孩穿丑闻裙子究竟是为什么?”如果她是基督徒,她就会远离那东西,直到那东西对她就像死的一样。她的爱是给基督的,而不是做一个丑闻者。是的。那烧焦了短裤,不是吗?是的。
52

如果你爱主,你就会做那之外的其它事。呐,你可以传讲妇女或男人的一切解放,你想要的东西,但那永远改变不了圣经。神的道是真的,也是给你们五旬节派信徒的。是的,先生。哦,你们降下栅栏到一个程度,事情发生了。

过去不像现在这样。就因为讲台的软弱,就因为你们在事情上混杂了。如果圣灵以前把你的妈妈等等教导得更好,今天你开始这样做,圣灵不改变。每次,每次,每次,它都是一样的。
你知道我开始想什么:许多时候人们接受对方的灵,而不是圣灵。你留意他们举止的方式。你走进一个教会,牧师有点轻浮,像野火一样,摩押人,留意会众也是一样的。
弟兄,我告诉你,你理当下去向神祷告,直到真基督徒的灵进入你心里,解决所有的问题。你知道圣经说:“末日必有饥荒,不单是因为无饼和无水,乃是因为不听神的道。”是的。朋友,这是千真万确的。这是一个耻辱。
53

因为它总不能使敬拜的人……若不然,献祭的事岂不早已止住了吗?因为敬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该再有罪的意识了。一切都过去了。

呐,敬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是怎么做成的呢?当祭物的生命回到敬拜的人身上,它柔和、耐心、温驯、忍耐、信心。明白我的意思吗?呐,卫理公会做了什么呢?我们想要叫喊得到它。我们五旬节派做什么,我们想要做什么呢?我们想要说方言得到它。但不是那样的。那不是圣灵的果子。
不,不,圣灵的果子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良善、耐心、温柔。没有一个是可见的证据,没有一个是肉体的;都在超自然的领域里。是的。它是在你里面的隐藏的力量。当你按手在他头上,承认自己错了时,耶稣基督的生命回到你这个敬拜的人身上。
54

瞧,那天一位浸信会弟兄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不是那天;是几年前。他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罗4:3],不是吗?”

我说:“是的。”
他说:“人除了信神,还能做什么呢?除了有信心,他还能做什么呢?”
我说:“他能做的就这些。亚伯拉罕能做的就这些。但神赐给亚伯拉罕割礼的记号作为一个确认,神接受了他的信心。”我说:“旧事已过,一切都是新的,当你做出承认,相信,接受主耶稣,你变得温驯、耐心、柔和、信心,相信神,相信神的医治,相信整本圣经,相信神所说的一切,那是你得救了的证据。神给你的心行了割礼,除掉了你所有的不信,你相信神。”
55

罪这个词是什么呢?罪就是不信。耶稣在《约翰福音》4章说:“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3:18]你不需要做任何事;你已经定罪了。呐,喝酒、犯奸淫,那些不是罪。你那样做,是因为你是个不信者。你一开始就是个不信者。那是你做那些事的原因。

呐,如果你跟基督和好了,那些事就会……他们就在祭坛上行了割礼。当神……当你承认罪,神就把它除掉,把他自己的生命放进你里面。这时你在基督里,不至于受审了。
耶稣在《约翰福音》5章24节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他不可能带你去受审,你已经受审了。当圣灵回来,使你活出不一样的生命,有神割礼的印记在你心上,证明你停止喝酒、抽烟、赌博、诅咒、不信、不信神的医治和神的工作,已经接受了神。那是一个以后大家都知道的印记。
56

好像你走进家里,哦,生气、踢东西,哦,举止失常。好像一次有个悔改信主的老头,他们说他得救了。我这样说不是开玩笑;我这样说,让你们……我不相信开玩笑,但你们可以明白我的意思。他走在路上,唱着歌;他过去常骂人,举止失常,大呼小叫。他去参加一场聚会,真的得救了;他唱着歌走在路上:“求主使我近十架。”

当他走近家门,比如说,一只老狗看着那里,对靠近角落的老猫说:“听听那个,好吗?”他总是把它们从走廊上踢开等等,狗说:“我打赌他没有得到。”猫说:“你躺在这里,我躺在那里;我们看他有没有得到。”
当他走近了,它们再也忍受不住。狗走到房屋下,老猫走到屋子旁边。他走出去,走向谷仓。他总是把小鸡赶得到处跑,敲打任何东西:卑鄙,他里面的魔鬼。所以老公鸡说:“当我早上啼叫,喊他起来时,他总是对我发狂,我要试一试他。”
所以公鸡发出很大的啼叫声,然后飞走;公鸡再也忍受不住。老母牛说:“呐,我的处境可怕,他用一根缰绳套住我,把我系在柱子上,我必须忍受。”所有的家禽等等聚在一起,说:“试验一下他。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用你的尾巴抽在他脸上,看发生什么事。我们要看他有没有得到宗教。”
老母牛认为很难做。但他站着,唱:“求主使我近十架。”只是挤奶。老母牛像这样扬起尾巴,用力抽在他脸上。他拍拍母牛的背,说:“亲爱的母牛,老家伙,”他说:“赞美主,你不是有意那样做的。”
它们都说:“他真的得到了。”呐,是的。
57

弟兄,证据就是这个;你已经出死入生了。你曾经做的一切事已经过去了,因为耶稣基督的生命把圣灵放进去,控制你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只要你活在地上,就不该再有罪的意识了。

所以,如果你常常软弱,忽上忽下,记住,你可能拥有的是精神上的承认,却从未有重生的经历,让温驯、柔和、耐心取代这个精神的神学。哦,你说:“听着,伯兰罕弟兄,我研究圣经。我们的牧师等人,我上了圣经课程。”
是的,魔鬼也上了。他知道,他比你更知道圣经。是的。但是有一件事:他不能得到圣灵。你能。是的。只要他……只要他能抓到你……因为你死了,你的生命藏在神里面,被圣灵盖印。嗯。魔鬼怎么能抓到你呢?首先,你死了。你听过死人说谎吗?你听过死人对你大惊小怪吗?你站在棺材旁边,整个晚上跟他大惊小怪,他永远不会说一个字。为什么?他死了。
58

你看自己是死的,你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里面,被圣灵封印。魔鬼能得到你的唯一方式,就是经过你所经过的同样的洗,领受你所领受的同样的圣灵,那他就成了你的弟兄。瞧?他不能抓到你。是你起初从未归向基督。你到了一个地方,说:“哦,我仍然……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主从未使我成圣,脱离这个。”

如果他使你成圣,脱离一件事,他也使你成圣,脱离一切的事。他接受你整个的魂、身体和灵。是的。不要被骗,弟兄。“人轻看摩西的律法,凭一两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悯而死,何况他践踏耶稣基督的血,将那使他成圣之约当作不圣洁之物,又轻看恩典的圣灵,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来10:28-29]就是这样。
圣经说,那个人不可能那样做,经上说:“如果一个人蒙了光照,与圣灵有分,尝了来世权能的人,若是背道,就不能叫他从新懊悔了。”[来6:4-6]所以,如果你常常忽上忽下,记住,弟兄,你还从未正确地归向耶稣基督。
59

圣经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你若爱世界,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约一2:15]你只是感情上、精神上为某种基督教、某种被教导给你的神学激动,你在生命中还从未面对面遇见耶稣基督,还从未重生。因为如果你爱上了基督,世界就永远死了。

因为你被圣灵盖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你死了,你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里面,被圣灵封印在那里。当你被圣灵封印时,你的目的地已经决定了。
60

拿旧的车厢来看,当他们装车时,当这个、那个被放进车厢后……哦,车可能……如果是人,他可能这样做,会在卡车上跳上跳下,说:“哦,瞧我在哪里。”伙计,你还没有重生。

在圣灵被放在你身上以前,在印盖在那车厢之前,一直到目的地,检验员走过来。他检查整个东西;他检查,看一切是不是装得够紧了。今天的问题是,我们在五旬节派教会里有太多过度压制的宗教。是的。是的。不是回到老式、宝血洗净的基督福音(是的),我们反倒有太多的感情、太多精神的东西、精神感情进入其中,而不是真正安定下来,得救。因为你可以留意,当圣灵进入聚会中,按住道,人们却不知道怎么接受它。如果那个渠道是开的,圣灵就会相当快地跑过去,就像水渗透到地上的缝隙里一样。阿们!你相信吗?
61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美好老式的拆毁。留意先知下到窑匠家,要被拆毁重新铸造。那是五旬节派、全福音派教会今天需要的,就是美好老式的拆毁,再回去铸造。你相信吗?让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似乎是太好了,站在非拉铁非教会,感觉到圣灵的响应,知道神的道正深深地沉在人们的心里,意识到他们正在接受,那对他们是生命。哦,他们多么爱这道。看到人们响应这道,它喂养了我的魂,虽然我没有能力照它所应该的那样把它讲出来。
但父啊,我祈求它帮助某个人。愿那个软弱、有需要、在路上跌跌撞撞的人,抬起他们软弱无力的膝盖,伸直他们下垂的手;愿他们被抬起来,欢呼,因为我们不需要过失败的生活,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