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617 《启示录》是象征的书

1

只是从讲台回到了家。早上好,朋友们。它是……那些风扇对着我扇。我们很高兴今早在这里跟你们讲一会儿。我想,内维尔弟兄还没有什么地方的经文要在主日学上讲,所以我们可能就让圣灵带领,照我们感到被带领的,不管主想从哪里开始,我们要从哪一章读。我挺喜欢这样的:没有例行的路线,没有形式化的东西,我们照从主那里领受的,往前走。

我一直很忙。我们在凯德尔堂举办了令人愉快的聚会。除了医治,聚会最令人愉快的部分,在我看来,就是昨晚的祭坛呼召,几百人涌到队列里,挤满了整个祭坛。每个过道,两边,人们来归向主耶稣基督。毕竟,那是首要的事,就是看到人们重生,进到神的同在中。
我看到这里这小群人,我们没有任何宗派,没有会员资格,只有彼此间的团契。不管什么人进来,我们都向他们传福音。
2

今早我想要认出后面我熟悉的两位弟兄,我两个亲爱的朋友,来自加拿大的索斯曼弟兄和他的朋友。他们从北方来,我想他们是糖果商,弟兄,你住在哪里?我不能……你旁边的弟兄。什么?衣阿华州,是的。我下来的路上吃着他的糖果。我应该知道他住在哪里,对吗?我们很感激今天他们在这里,作为来访的朋友跟我们在一起。我想,他们就要去加拿大,然后再过来参加这个星期开始的下一场聚会,这个周末23号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基督徒商人大会。

星期四晚上,我要到芝加哥,在芝加哥福音堂。我相信星期四是在非拉铁非教会,这个即将到来的星期四在芝加哥。
今天下午大约两点我们应该在朱尼尔·卡什的教会,(如果一切进行顺利的话)奉献那个会堂。我想,他说他有几个哑巴……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哑巴得医治的话到处传,那人生来就是哑巴,大约二十八岁,从没说过话,也听不见。今天下午他们要带几个哑巴到那里;巴不得我现在能进去为他们祷告。那个会堂在一条旧的公路上,3号旧公路,3号旧州道,就在查尔斯顿上面,如果我能去那里。
3

我有一些十分费力的事必须马上开始做。明天,我必须去肯塔基州旅行。我有点忙,但现在我完成了这些聚会,有一点时间,一小段假期;大约六个星期后我会回来。我要去加拿大,然后去西海岸。所以请为我祷告。我有许多决定要马上做,十分重要的决定,所以你们为我祷告。我要靠你们为我祷告。

4

呐,今晚的聚会,我们亲爱的牧师内维尔弟兄,他总是有灵感。早上进来,我还以为我要进来,坐下听他讲道。但他是个很好客的人,他想要有人……他举荐了我。我想那是经文,“互相举荐。”你瞧?我喜欢这样。我肯定我们都为我们的牧师内维尔弟兄是那种人感到高兴。他心里是何等的一个人。瞧,那是……他像那样表达自己,表明他是什么样的人。

5

呐,我有点……哦,坦白地说,我上来大约三十五分钟,所以我就从中间开始。我这里挑出了三个地方的经文。一处是在《彼得前书》,另一处是在《犹大书》,再一处是在《启示录》。呐,我们此时要从哪里开始呢?当我们仰望他时,愿主帮助我们,大大地、丰富地祝福我们。

6

我希望那台风扇没有太对着任何人。是吗?我想那台风扇几乎是对着讲台。是吗,考克斯弟兄,在这里吗?是的,哦,我当然高兴。它给我很大的伤害,我头顶上没有遮盖。妇女头上应该有一个遮盖,却没有,我想男人是没有的。头发长出来,头发长出来的地方,后面的气孔没有关闭,只要稍微一吹,几分钟后我就沙哑了。所以,我必须得留意那个。衰老在你身上做了一件事,不是吗?

7

哦,让我们打开圣经。如果我在这里讲《犹大书》,我怕我会讲得太深入了,因为它是讲“可拉的背叛”和“往巴兰的错谬里直奔,并在可拉的悖逆中灭亡了”[犹11],这可能需要我们很长的时间。我想要为今早在这里的病人祷告。

8

让我们翻到《启示录》,从那里开始读一两节,得到一点背景,教导几分钟,直到孩子们出来。然后我们要结束,马上为病人祷告。呐,《启示录》是圣经的最后一卷书。没有人……这同一卷书说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人配或能拿这书卷,展开书卷,或揭开七印或任何事。没有人配,大主教或不管他是谁,都不配,没有办法做这事。然后那在创世以前被杀的羔羊来了,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因为他配,他展开了书卷,揭开了七印。

所以,当我们低头一会儿时,让我们祈求他今早为我们展开书卷,打开它。
9

我们的天父,今天我们为有幸以祷告的方式来到你面前,为有信心相信你必尊重我们所求的而感激你。不是因为我们求,而是因为我们顺服你说的话:“祈求,就得着。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不求,是因为你们不信。”[雅4:2]父啊,我们喜爱向你求,因为我们相信我们必得着所求的。首先,父啊,为我自己的罪和这群会众的罪,今早我谦卑地祈求你赦免一切不顺从的罪和疏忽的罪,不管是什么。神啊,我们祈求你此时洗净我们的心和魂,脱离一切的罪孽、一切的罪恶和过犯。让圣灵在我们里面更新一颗正确的心和心意来服侍你。父啊,求你应允。

我们祈求你藉着道医治所有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信心是借着听来的,而听是借着神的话来的。”[罗10:17]愿圣灵现在进来拿起神的道,把它放进底下那些新的、清新的、洁净的心里,把它种植在有大信心的心里,使他们在路上越升越高,直到他们在主耶稣的同在中,得着他们的医治和他们所求的祝福。因为那是我们来的目的,就是向你祷告,向你祈求,被洗净和冲刷,得医治,再被放进侍奉中,主啊,在你差遣我们去的每个角落服侍你。我们这样求是奉神的儿子主耶稣的名,阿们!
10

《启示录》是主耶稣最后见证的封印。它被赐给了……我们要从第一章开始。我想,也许我们就从其它一些象征开始。呐,整卷书都是用象征写的。几乎没有任何事是直接的道,你把它放在那里,说……它是藉着象征。神有那样做的方式,有那样做的原因。神做任何事,背后不可能没有原因。谁会(这是一堂课),谁想过神那样做的原因吗?是这样的;这样他就能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藏起来,向愿意学的婴孩就显出来。他对我们那样做,岂不好吗?

11

呐,如果大学者等人照他们所记下来的方式来讲整个福音,我们就得向那个低头,他们会从这里出去,搞出各种的遗传等等,我们就会处在可怕的光景中。他们会以学者的方式带着他们的讲道起来,甚至从我们的头顶上越过去,我们对它一无所知。但我们很感谢神,我们仁慈的天父怜悯像我自己这样可怜、没文化的人,应许我和你,如果我们坐下来祈求,他就会向我们启示他自己。奇不奇妙?我们所有的信条和我们所有的感情,我们的一切,那些都只是额外的。

12

任何人认识基督必须做的一件事,就是全心信靠主耶稣,你就必得救。现在我们有几种形式的洗礼,有不同的信条,在我们做的事上不同,创立了那些小东西。但那都是人造的。我们接受这个,从中搞出一个小争议,到那里搞出一个小争议,长老会、福音派、基要派、五旬节派、圣洁派、加尔文派等等,他们都有一点理论,他们都溺爱那些理论,从中搞出教义,其实唯一的事就是信靠主耶稣。耶稣说:“你们查考这经文;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些经文。”[约5:39]

13

呐,太简单了,不管人多没文化(没受过教育),他们都可以跟大主教一样圣洁、敬虔。瞧?奇不奇妙?不管你多么低落,是不是……你是不是君主,或是不是娼妓,神同样爱你,他为妓女而死就跟为君主而死一样。瞧?是的。你开始思想那些事,就改变了一切,不是吗?它改变了整个精神状态,改变了你对神的看法。

14

有时候,你们有点倾向拣选这方面。那是我今早转离《彼得前书》的原因,因为最近几次我一直在这里很努力地提及拣选,我想也许我有点偏离了,因为你们会以为……我不想要在任何事上走过头。但我在这里思想的事,有人说:“伯兰罕弟兄,如果神拣选,是的,如果他藉着拣选呼召,哦,那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哦,那表明你还没有被拣选。没错。

因为你会那么爱主,想到当你不可爱,在你跟这事毫无关系时,主就那么爱你了。他选择了你。你怎么能那样拒绝任何东西呢?嗯,在我看来,好像那就让,就让拣选比律法高多了。不然就会产生律法派的想法。嗯,它超越了任何东西;想到那个,当我不可爱时,他就爱我。想到当我没有任何能做的事时,他拣选了我,藉着恩典拯救了我。我当然应该对他有足够的感激,服侍他,爱他。瞧?所以,当我们数算祝福时,我们对他就怀着那样的感情。
15

想一想,如果神说:“呐,只有那些有高中文凭或至少有两个大学学位的人,才能做我的门徒,”会怎么样呢?哦,我们这些贫穷、没文化的人要怎么办呢?当我说“我们”时,我是对我自己说,我是指我和我的家人。我们怎么办呢?我们其他人怎么办呢?可怜的家庭主妇怎么办呢?如果主说:“只有神职人员会得救,只有那些事工,就是这样;其他人……他只要树立一个榜样,让那些人努力过一半正确的生活,”那会怎么样呢?你们可怜的家庭主妇和你们所有人怎么办呢?你们就会失丧。如果主只是说:“白人会得救,就是这样;黑人、棕色人种、黄种人,你们任何人都跟救恩没有任何关系,你们都失丧了,”会怎么样呢?那岂不可怕?

16

我很高兴他说:“愿意的,都可以来。”无论老幼,黑皮肤、白皮肤、棕色皮肤,任何东西,都可以来,从主的泉源白白地取水喝,不需要付一分钱,一分钱都不要。记住,当邀请发出后,你仍然不能来,直到主呼召你,拣选你。是的。“没有人能来。”他在这里说:“泉源对大家都是免费的,若不是我父先呼召人,就没有人来。”后来一个[原注:伯兰罕弟兄敲讲台。]敲门声来了,说:“我正邀请你来,跟我一同坐席。孩子,过来吧。”你怎么能拒绝呢?拒绝那样的一个邀请,在我看来就像心智缺陷一样。当仁慈的天父……不只是在这里有团契,而是永远得救,在主怜悯的边界和荣耀里与主一同生活;把这个属肉体的旧思想换成纯洁、圣洁、成圣的思想,把这个脆弱、正在萎缩的旧身体换成永不失败、不死的身体;得着永不衰残的冠冕;将死亡换成生命;将阴间换成天堂;将忧郁换成快乐,哦,他邀请你来。你怎么能拒绝呢?瞧,你怎么能拒绝呢?我想到那些拒绝的想法,真是可怕。不是吗?

17

哦,我爱看到神医治他的孩子,当然。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一直注意的一个原因,如果你们最近注意到,无论我去哪里,当我受到邀请时,我竭力做的就是努力传一点福音。我在传道上已经放松了,过分强调恩膏和运行超自然的永恒部分,即看异象。它们很好,我为此感谢神;但传讲神的道比我看到瘸子行走和瞎子看见强十万八千倍。

18

那天晚上,那个坐在那里的女士有关节炎,死在她所坐的位置上。主耶稣本着怜悯在她头上显了一个异象,把她从椅子上叫了起来。她的医生来到我的房间,说:“伯兰罕牧师,我想问你:你做了什么呢?”

我说:“什么也没做。是她对主耶稣的信心成就了这事。”
19

我们大家多么爱那个。我们多么爱它,看到聋哑的人,生来就聋哑,从未说过话,也听不见,坐在那里像个树桩,然后听到那个人站起来说话听见。那太好了。但是,哦,没有一件事比得上看到一个失丧的魂上来,一路哭着来到祭坛,说:“神啊,怜悯我一个罪人。”哑巴还会死;瘫痪者会死;所有的病人又会生病、死去。但那个得救的魂,就永永远远得救了,永不灭亡。“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因为他们信靠主耶稣基督,阿们!奇不奇妙?

哦,那应该产生爱的反应,传遍全世界。那正是耶稣想要做的事,想要把福音传到普天下。它应该改变人的心,以至于他们昼夜不能入睡,直到人们得救。
20

看看保罗,他说:“为主耶稣被囚的。”一个犹太人被差遣到外邦人那里。当他转向外邦人时,他的百姓很快就把他逐出了教会。瞧?但他成了主耶稣的囚犯。

就像在非洲,白人如此贬低那里的黑人,如果你跟他们交往的时候被抓住了,“哦,太可怕了!”瞧?称他们各种的名字,许多人甚至不相信他们有魂。想到一个被呼召的白人,一个像保罗这样的人,被呼召给那人带来救恩。感谢神,那不是在美国和其它许多国家,但我有分于那呼召。也许是去黄种人那里,“你们往普天下去。”保罗说:“我是主耶稣的囚犯,”他又说:“我敬重我在主里的职分。”[罗11:13]神的爱迫使他去到不洁净、被当作是狗的外邦人中间。但保罗说:“我尊我的职分为大,因为他赐给我机会去向狗传道,”另外。
21

耶稣自己看一个像我们一样的外邦妇人,我们这里的人……他对叙利非尼基族妇人说:“不好拿儿女的饼给狗吃。”[可7:26-27]

妇人说:“主啊,不错,但狗也愿意吃主人桌上掉下来的碎渣。”
这话抓住了主,阿们!这话唤醒了圣灵,知道不久犹太人的眼睛就要被蒙蔽,他要转向外邦人。
22

我要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主大大地祝福了我为病人祷告的工作,我将赞美归给他。这些年我留意这事,我发现它是绝对的真理。除非我进入跟我祷告的人真正的团契中,否则我绝不能祷告完。你必须下去,感受那人的处境。

23

不久前在墨西哥,有个可怜的墨西哥老黑人,头发灰白,胡子灰白,也许一辈子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他来到台上,是天主教徒,走来走去,头上围着一条小围巾,没有穿鞋,脚上起了皱纹。他要求我,跪在我面前,我拉他的手起来。他伸手去找念珠,外表磨损的念珠,他努力地擦那些念珠,念祷告词。我说:“大伯,不需要。不用那么做。把那东西拿开一下。”翻译告诉他。他向我摸过来。我说:“大伯,来,我要你信靠主耶稣。”他举起双手;抓住我的肩膀,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低头看着那双起皱纹的脚,满是灰尘,肮脏。我脱掉一只鞋,看鞋合不合他。我宁愿光脚,也不愿看到他那样走路。瞧,我的心同情他;他是瞎子。

24

呐,那是你真正进入角色的时候。我们所有的文化会失败;我们所有的神迹会失败;我们所有的恩赐会失败。但爱永不失败。那是需要抓紧的东西。

我想:“可怜的老人,大约跟我父亲一样的年纪,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我想:“也许他也有个孩子在某个地方。”他含糊地说着某件事,翻译没有给我翻出来。我看着老人,实在不能……不是在我的眼里,而是在我的心里。我好像滴下了眼泪。“可怜的老人,”我想:“他也许一辈子从未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衣服破破烂烂。”我进入他的处境中,进入到他的苦难中。我想:“除了贫穷之外,除了他的处境和苦难之外,最重要的是处在黑暗的世界,看不见:瞎了。”我想:“神啊,如果那是我父亲站在那里,会怎么样呢?”这时我感受到了主。我说:“天父,怜悯这个可怜的瞎子。”那不是从我头脑里来的祷告;那是我心里有东西在为那人祷告。瞧,爱……
25

我听见他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那人的土著语言。]成千上万的墨西哥人尖叫着。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他尖叫:“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接着他转过身,跪下,开始擦我的鞋,想要拍我的脚,我扶他起来。老人跑上跑下,弯着腰,叫喊[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那人的土著语言。]:“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

那是什么?进入跟他的团契中。爱,成就事情的就是爱,不是紧张,而是纯洁、毫无搀杂的爱。爱会胜过所有按手的恩赐;爱会胜过所有的说方言、翻方言;爱会胜过所有的……我要这样说,歌唱的优美声音。如果你跟你要为主耶稣赢得的这个人一同进入神的爱中,爱就会胜过一切。
26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没有为病人祷告。我有一个人……”

好的,如果他没有得救……不要假装。圣灵比这更清楚。不要做伪君子;你真是那个意思。你必须研究你那可怜失丧的朋友,直到你简直是昼夜都忍受不了,必须带着爱去到他们那里。留意圣灵要做的事。每次圣灵都会把他拉到你那里。“神的爱驱使我们。”
27

啊,我甚至还没讲到主题,就到了我结束的时候,孩子们出来了。不管怎样让我们读一节经文。

1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
我爱这话,你们呢?启示……什么是启示?就是被揭开的东西。耶稣基督的启示,那正是这本圣经的目的。这本圣经要启示耶稣基督。《创世记》启示了基督;《出埃及记》启示了基督。哦!我回到那里,很快就觉得灵里兴奋,或有那样的感觉。《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约书亚记》,所有的经书,一切的事,甚至在拿俄米、路得、约伯里面,他们所有人都是耶稣基督的一个启示,在他里面居住着那位遮盖所有空间时间的;永恒容纳的一切都是耶稣基督。这里的一切小事都是那个见面的伟大日子的种子,那时人类将在主耶稣的复活中被引进。启示,神启示……
28

树启示了耶稣基督;花启示了耶稣基督;成圣的生命启示了耶稣基督。肯定的。你说:“花怎么可能启示耶稣基督呢?”它在秋天凋谢,春天复活。阿们!它在地上服侍了它的位置,美丽。它像那样打开它小小的心,对过路的人说:“哦,那岂不美好?那花闻起来是何等的气味,何等的芳香!”

蜜蜂飞过来,说:“我要得到我的份。”游客路过,得到他的份。它昼夜劳苦,保持光泽,将自己献给别人。
难怪耶稣说:“你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它们也不劳碌,也不纺线。然而我告诉你们,就是所罗门极荣耀时所穿戴的,还不如这花一朵呢!”[太6:28-29]
百合花在启示基督;基督被称作“谷中的百合花,沙仑的玫瑰”。看到吗?
29

百合花先生,百合花牧师,它是个很好的学校……百合花先生是很好的圣经教师;它下到谷中、黑暗的地方;从黑暗的地里挤出来。要做什么呢,荣耀自己吗?荣耀一切接触它的东西。它必须昼夜劳苦,保持美丽的光泽,保持香气流动。它昼夜从地里拽取东西,发出香气。

那正是一个真基督徒所做的。你谦卑自己,祷告,保持昼夜在神面前,以便能把自己献给别人。不是你保持什么,而是你献出什么才算数。你必须把自己献给别人。耶稣就是这样做的。他把自己献给别人。
30

耶稣的这个启示,最后的《启示录》写在……

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
这是最后一卷书;他就差遣使者们晓谕这些事。
他就差他的天使指示他的仆人约翰。
嗯,我们可以在那里讲一个星期。注意,这卷书对末世神的众仆人是一个启示,“因为日期近了,”这卷书要被启示出来。呐,翻开这卷书,我们发现这卷书被盖上,被合上,被封住,直到末时。历世历代人们尝试过了。记住,圣经从坐宝座的神手里被拿过来。它被盖上,后面封了七印,天上、地上、任何地方,没有人配拿这书卷,揭开七印,或观看这书卷。但羔羊来打开了它。
你们记得但以理吗?但以理,在末期,在他事工结束的时候,他看见一个闪烁的异象;一个看异象的先见……
瞧这里,“差遣使者,”五旬节后大约六十多年,耶稣差遣使者晓谕这些必要快成的事。
31

呐,《启示录》是什么时候写的?首先,它是在创世以前写的。约翰只是藉着被圣灵充满的心……你明白吗?

天使联络在一起。哦,我希望你明白这点,这一点刚白白地落下来。瞧。如果你里面有了圣灵,你就是个跟不可见世界和超自然联络的候选人。难怪人们不相信那些事。他们从未连上过,他们心里没有用来信的东西。
但当圣灵进入人心里,马上他就成了双重的生命;地上的生命要死;天上的生命要活。阿们!他在身体上仍然受死的辖制;但他在魂里已经出死入生了。在身体上,他靠着五个感官有属地的连接;在灵里,他通过圣灵跟神连接。神的天使造访他们,跟他们说话,他们是从神差来的使者,要启示,要从神那里把信息带给个人。他力求重要的先来。你不能在安放根基之前装化铁炉。瞧?我们必须记住这点,把重要的事放在第一位。“你们要先求神的国和他的义,所有这些东西都必加给你们了。”[太6:33]
他就差遣他的天使指示这些事……
32

但以理,他的事工结束时,这位伟大的先知,有一位天使随着他。天使告诉但以理,说:“你在神面前是蒙爱的。”呐,但以理不能说话,也许是跟神面对面,但神差遣一位天使作为他和神之间的中介,天使可以在他们中间说话,带来……天使,“天使”这个词的意思是“使者”。

33

如果一个小伙子在门口,敲门插销,告诉看门的:“我这里有一封电报给某某太太和某某先生。”他就是一个使者,地上的使者。

你的牧师,当他站在讲台上,传讲神的道时,他对教会来说就是神的天使,对教会就是使者。因此,牧师绝不可离开那道,而要谨守神的道,因为他正在尽牧人的职分,“牧师”的意思就是“牧人”。查考这个词,看它对不对。牧师就是牧人,圣灵立他作某群人的监督,喂养他们。用什么喂养?神的道。阿们!哦,何等的……
34

留意那些名字;圣经中的每个名字都有一定的意思。当你在圣经中看到一个名字,它有一个意思。你知道以色列的几个妻子,她们生了十二位先祖,每位先祖的母亲,当她们生孩子时,孩子生下来时,她们呻吟,发出呻吟,在她们所发的呻吟中给那些孩子起名,就表明了孩子的性情,以及他们在最后安息地上的位置。每个呻吟(阿们!),在圣灵的大能下……

那是我们应该在圣灵里叹息的原因。呐,我不是指许多的假装,而是指真正为教会辛劳。圣灵……你就能得到真正的说方言和翻方言。圣灵发声,通过叹息和祷告说话;也是真正的真理。此时它就是你看到要发生的一件事。
35

后来但以理在最后(结束)的时候,看见一位天使下来,一脚踏地,一脚踏海,头上有虹。他举起手,指着那直活到永永远远的说:在天使告诉他的时间结束时,将不再有时日了。换句话说,在我们现在生活的这段时间,从那时和大君的到来,直到今日。他说:“那个时候,神的奥秘就要成全了。”

今天世界在叹息,等候,人们不知道神的奥秘。为什么?他们没有被教导神的奥秘。他们被教导的唯一东西就是:“加入教会,把名字记在册子上,做一个好人,善待你的邻居。”那没问题,但你必须知道神的奥秘。除了那位拿着书卷的,没有人能启示给你。圣经说:“没有人能称耶稣是基督,只有藉着圣灵。”有朝一日,这个伟大、古老的圣灵教会要出来发光,好像你从未见过一样。
36

大主教等人所提出的这份福音派教会报纸,了不起的赖利·麦凯,全世界最知名的一个……本月他的报纸上有一篇了不起的文章,说:“如果天主教或新教教会找到了神,就会坐在五旬节脚下学习。”阿们!神不是藉着神学认识的,他是藉着新生、重生认识的。五旬节派教会接受了,相信了,不管谁对此怎么想,他们接受了。呐,魔鬼已经放一些伪造品在那里,泼了一些污水在旁边。福音派教会指向污水,指在真实无伪、重生、有一切神迹奇事的五旬节教会的头顶上。他们在那里,但魔鬼有他的伪造品,圣经说他会有。

37

但记住,天使告诉了但以理。但以理听见了七雷;他们发声了。但以理拿起笔开始写,天使说:“不可写出来。”阿们!

你们准备好了吗?让我们在以下大约五分钟里讲一讲它,好吗?听着。
“不可写出来。”约翰看见同样的事,它已经写在了圣经的外面;有七个印在书卷的背面,没有人能揭开那些印,就是那些声音。这是书写的圣经,本身就是一个奥秘。但在圣经的背面,启示被显示给但以理看了,说有七个声音有发声,没有人能打开,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但圣经说,告诉了但以理,也告诉了约翰:“在末日,这七个声音会被真实的教会知道。”你明白吗?你能看到虚假的和伪造品在哪里竭力让大人物离开那些地方吗?
38

前天下午,世上最大福音派教会的一位人士坐在我的房间,哭着领受了圣灵的洗;要跟葛培理安排,葛培理一到路易斯维尔就来我家。我这里有他的名字等等,过来寻求,谈论圣灵的洗与大能。呐,我不是引述这事。比利在一个地方说,一个有甲状腺肿大的妇人站着哭了,他说。有东西临到他,他冲上前,为那妇人祷告。他说:“我发生了什么事?”哦!

39

神在末日要从各地拽出真实的心。不管魔鬼有多少伪造品等等,神必从中兴起他的教会。那将是一个印记,就像我站在这台上一样肯定。日期近了。冷淡和形式化正在断绝。福音派和社会福音,其它这一切的东西消失了。狂热的一边陷入到激进的狂热中,任何瞎眼的人都能看见。但神正在把他的教会拉出来。

40

好像大荷花。小小的种子出生在泥泞、污秽、肮脏、满是浮渣的池塘底下,它曲曲折折地穿过黑暗,穿过所有的泥巴、所有的浮渣,成了你面前所看到的最好的东西,有像阳光一样的光泽。

永生神的教会也是如此,出生在狂热和混乱的泥巴底下。但她曲曲折折地穿过污垢,一直到了那东西上面,等候她的翅膀飞翔。“必有多人来往奔跑,唯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壮举。”[但12:4;11:32]神给教会的启示……你们这小群,安静坐着,待你所在的位置上。正如格蒂姐妹和安吉姐妹过去在这里唱的:“继续坚持。”不要担心。神正在等候,努力,抓紧把神的奥秘启示给他的教会。那是现在拦阻基督和伟大千禧年到来的东西,就是这个超自然的大能其实是在教会里休眠。
41

今早许多人站在讲台上,传讲社会福音,但他的内心里真的相信有一个充足的大能。他想要看到的是把这大能放在荣美中。感谢神,我们看到它正在成就。很高兴看到耶稣基督的启示彰显出来。

圣经说:“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神本着他无限的怜悯藉着他的道,不是藉着一些神秘、狂热的东西,而是藉着传讲神的道,他彰显自己是复活、活着的主耶稣;做他在地上所做的同样的事。他正以他的大能和彰显这样做。“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约12:32]心里饥渴、了不起的人。
42

不久前,会议的大协进会,1958年……昨天,有人请我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六百多名来自全世界的代表们面前表现神的超自然运行。其中一位传道人,一位传普世福音的大人物—大卫·杜波莱西,说:“伯兰罕弟兄,当世上所有的代表们聚在一起,来自各地的基督教国家聚在这场世界大协进上,传讲神的道,有大能启示圣灵来到现场,”他说:“来自各地的福音派就会摇动。”当他们得到一个信心,活出真实的福音时,外邦人的时期将要结束,引进主耶稣的再来。神不可能公义,却任凭那些诚实的心躺在那里,在地狱里发出嘶声。他必须是公义的,不管怎样他必须把福音带给他们。我们在末日了。

43

1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他就差他的天使指示……

天使……他要怎么指示呢?神把耶稣基督的启示赐给一位仆人、先知,在拔摩岛上由一位天使指示他。阿们!我希望你们明白。主奇不奇妙?
留意约翰所做的。只读另一节,我们就结束。
约翰便将神的道……见证出来……
不是发脾气;他不是带着社会福音坐在后面。他持守神的道。他作见证。若不是道彰显了他所传讲的,他怎么能见证道是种子呢?种子要结果。种子若不结出玉米,我怎么能说那是玉米地呢?对不对?神正藉着约翰作见证,他是在传讲神的道。
2约翰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事都见证出来。念这书上预言的……有福了。
多少人想要祝福?那就念它。奇不奇妙?
44

3念这书上预言的话语,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写的,那人是有福的,因为时候近了。

哦,巴不得我们此时能讲讲这点。瞧,什么时候日期近了?当耶稣基督的启示被启示给了基督的身体,基督被启示了,不是死的,而是活的,活在他的教会里,做他所做的同样的事,同样的事工,同样的福音,同样的迹象,复活的基督,当基督被他的天使启示到教会里,时候就近了。自从那日到这个时候,耶稣基督的奥秘从来没有一次被启示出来,直到最近这些年。时候近了。
45

留意世界自然的一面。原子弹、氢弹、钴弹,他们得到的一切炸弹,全世界都在颤抖;一切都在摇晃颤抖。整个自然界都在呻吟。你知道这点;我知道这点;五角大楼知道这点;俄国知道这点;英国知道这点;世界知道这点。时候近了。是什么使自然界像现在这样颤抖呢?因为日期近了。

教会处在拯救之中,完全预表了以色列在他们的拯救之中,以色列站在神纯洁、圣洁、毫无搀杂的道上。它要站稳,行进。摩西带领以色列人;有小面包、揉好的面落在他们头顶上:小圆饼;他们走向红海。神的道路带领他们到红海。哦,他说:“现在我们要怎么过去呢?”
46

有人回头看,说:“瞧,那边来了,尘土飞扬。有成千上万法老的战车在我们的身后。”那群跟他们同行的闲杂人员,开始颤抖摇晃,他们跟随着,最后随着可拉的背叛灭亡了。毫无疑问,自然界的山摇晃了,将要看到你曾见过的最血腥的一次大屠杀。一群可怜、卑微、无助的人站在海边。小孩子靠在妈妈身上,拉着她的衣服。可怜的父亲依偎着他们的儿子,哭着说:“儿子,我已经活过了我的日子,但我不愿看到你走。瞧,那边来了。”整个自然界都怕死了,甚至花儿树木和别的一切都惧怕死亡。自然界颤抖呻吟,在以色列人的脚下摇晃,他们看到那场血腥大屠杀来了。

47

神在做什么呢?哦,何等的一个结!他们没有意识到,那边悬挂着超自然的能力,神的光环—火柱悬挂在那里,当到了要站住的时候,那火柱会立在他们和仇敌中间。

自然界在颤抖;海开始紧张;月亮俯看,颤抖;鸟儿飞离场面,动物往后跑。“哦,等一下就是无止息的谋杀,几百万人要死了。”它们都在呻吟。
但以色列人在做什么?他们正在跟随神的道路。似乎愚拙,似乎疯狂,但他们行走在光中(阿们!),哦,行走在光中。你们记得我们过去常唱的那首歌吗?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身旁,耶稣是世界的光。
48

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就在我们面前显神迹奇事,绝无错谬;不是一些狂热的东西,而是最终的神迹奇事,他与我们同在,继续带领我们。我们到了一个地步。

炸弹架在那里;钴弹架在那里。哦,现在发布一个宣告,要阻止所有的跨宗派,联合成一个大的新教福音派教会,跟天主教合作合并,对抗共产主义。这是魔鬼的作为。是的,先生。神从未让圣徒与撒但的教会联合在一起。神带领他的教会,他不期望政治领袖带领他们,甚至不是教会的政治。每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都是自由的。阿们!
49

现在她到了尽头。人们开始四处张望,说:“哦,我们能做什么呢?我们能做什么呢?”哦,说“我们能做什么呢”是多么愚蠢啊!只要仰望那位带领的主。阿们!

“我们要做什么呢?”弟兄,你过了三十岁;姐妹,你头发灰白了,爸爸坐在你旁边;你生病受痛苦;你能看到自己的手。每次你看对方,你知道一件事是确定的:你要死了。每次你听到救护车行驶在路上,它说死亡就在你面前。每次你路过一个墓地,看到一座坟墓,它说死亡在你面前。每次你看到皱纹出现在你脸上,或灰白的头发,或弯曲的肩膀,它说死亡在你面前。哦,但基督徒可以多么快乐地站在死海的边缘!
50

摩西脸转向神,开始祷告。火柱降下来,立在他们和危险之间。火柱对敌人来说是黑暗;如果你拒绝光,光就会变成黑暗。它对敌人来说是黑暗;但它对这些继续前进的人来说是行进的命令。他们到了海边,海分开了。一阵大东风从他们所在的方向刮来,从法老头顶上经过,下来,冲向红海。海惧怕了,因为神命定一条路通过红海。神正在显明他对子民的爱。有时候他喜欢把你带进困境中,这样他就能彰显自己。

正如一个牧人曾经说的,他打断了羊的腿。
有人说:“你为什么这样做呢?”
他说:“这样我就能喂养它,爱它,向它证明我爱它。”就是这样。他说:“以后它就会跟从我。”
51

……必要快成的事……他就差遣天使告诉……

4约翰写信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但愿从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哦!)
耶稣,什么?三样东西:“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稍后在经文里,下一章,主说……呐,同一章,主说:“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钥匙……(不是某个教会、彼得或他的大教堂、或罗马或英国国教,不管是什么,不是他们有钥匙;那是团契的钥匙。)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阿们!
52

哦,今天你爱不爱主?他拿着你喜乐的钥匙;他拿着你快乐的钥匙;他拿着你脱离坟墓的救恩钥匙,“我拿着死亡和阴间即地狱的钥匙。我能打开超自然;我能打开自然界。我手里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哦,有一个泉源敞开着。来吧,白白地取生命的水喝。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愆。
53

弟兄,当你从那里上来时,你不需要接受拉比、神甫或传道人的话。在你心里,有东西使你柔和,去团契;有东西使一切的旧事已过,一切都成了新的。那里有东西爱你,你心里有东西。保罗说:“无论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危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8:38-39]无论是诽谤、是上升、是下降、是别的任何事,没有一样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疾病、痛苦、饥饿、纷争、教会中的冷淡、看法不同,不管是什么,没有一样能叫你们与神的爱隔绝。

54

当我们祷告时,你想不想投进去?姐妹,当我们低头做个祷告时,你愿意上来一下吗?在祷告前,我想知道教会里、今早这群人中有没有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我正在举手。”

对不起,今早我不得不照过去的方式砍掉信息。只有几分钟,因为不久我就得去另一个地方。另一场聚会要举行,我必须马上去。在离开前我想为病人祷告。
55

但当你在这里时,你信服了吗?你真的已经出死入生了吗?你的名字真的……我是指真的被记念吗?今天它在神的册子上吗?哦,你与神和好了吗?世界和世界上的一切旧事已经过去,一切都成了新的吗?你心里有一样真实、君尊、丰富、弟兄之爱、虔敬的东西吗,你知道那不是世界所能给你的吗?你那么爱罪人,当你跟他们交谈时,你就成了他们中的一个吗?保罗说他必须舍命;他愿意成为一个被抛弃的人,只要神能救一些他的罪人朋友;换句话说,就是他的人民,反对他的犹太人。朋友,那是你今早得到的那种宗教吗?如果不是,有一泉源,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凭信心(你能这样做的唯一方式),罪人只要把他们的魂投入此泉,那是神的工作。[原注:磁带空白。]发生了什么?立去全身罪愆。罪就撇在你身后了,像法老的军队被撇在以色列人身后一样。

56

跟从指示,而不是跟从情感;是指示。如果摩西跟从人们的情感,他们就会满山跑,尖叫,法老的军队就会抓住他们。但他们跟从指示。神说:“只管站住,看神的荣耀。”只管站住。你不需要激动;只管站住,看神的荣耀。“因为今天神要争战,你们只管站住。”他们就走过了红海。未受割礼的人,那些模仿者试图那样做,就在海里淹死了。

57

父神啊,今早这里这小群,坐在这里的有真正的男人女人,是你的孩子,相信你,爱你。神啊,我为他们祷告。也许他们有一些人还从未接受你,还从未真正经历过世界上一切属肉体的旧事死去,他们只是靠教会的承认生活,他们告诉人,告诉别人。也许他们照基督徒的条款受洗了什么的,但从未真正得救。他们其实不知道那是什么。也许他们只是在精神上、在情感上、在知识上宣称是基督徒,认为他们藉着一个感情是对的,“有一条路,人以为正,”似乎是对的,你找到了,但“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25]

58

神啊,让每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此时鉴察自己的心;不是他们鉴察,而是让圣灵鉴察他们。他们要在心里决定:“是的,我相信我错了。我真的从未去到那一切事都已过去的地步。父啊,趁着你在敲我的心门,现在我接受你做我的帮助。你仍在呼召我,不然你不会这样跟我说话。”愿他们举手,不是向我举,而是向你举。藉着这样做,说:“主啊,从今日起,我把自己带到舍己的河边。我把自己带到死亡的河边。我投身其中,立去我所有的罪愆:所有的习惯、不洁、想法、所有的冷淡、争吵、争论、脾气,所有这些东西,我必须把它们投在洪水下面。当我起来时,我要感觉像福音说我应该是的:洁净、准备好了,有一颗纯洁的心,真正爱我的同胞。不管他们多么残忍,我仍然爱他们。我想要进入跟你的团契中,直到我对付我的敌人像你对他们一样;主啊,我想要真的知道。”因为我们现在不能闹着玩了;太迟了。我们可能今天以后就去世;我们可能五分钟后就去世;我们就永远没有另一个机会了。神啊,让今天坐在这个小教会的男人女人严肃地思想这事,我们奉基督的名求。

59

当你们低头时,我想知道有没有人举手,说:“神啊,记念我。我是那个想要经历你的人。我举手。”呐,你们还没有那个真实、肯定的确据,只要举手。神也赐福你;神赐福你,女士。呐,每个还不肯定的人,你有……神赐福你,先生;神赐福你,姐妹。呐,一件事……神赐福你,我的弟兄;神赐福你,我的姐妹。你还不真正肯定……瞧?不管你什么时候经过,弟兄,本性,你整个都被改变了。

“哦,是的,伯兰罕弟兄,我相信。”
但如果它只是头脑里的东西,你相信,因为你有一个头脑相信,那不是我现在所讲的。我是指你真的得救了,被神永恒的爱封印,使你能爱对你来说不可爱的人,爱到这样的地步,使你能站在他们面前,握住他们的手,不是带着狂热者,哦,不是带着狂热,而是带着一颗真实的心,他能感觉得到。他知道你是不是假装的。握住他的手,说:“亲爱的弟兄,我错了,我祈求你原谅我。我爱你。”带着那种的态度,你能真的从心里那样做吗?你能吗?你能放下世上的一切事来服侍主吗?
主在你的生命中成了第一位吗?如果是,愿神赐福你;愿他的祝福降在你身上。如果不是,此时就接受他;他必赐福你,他的祝福要降在你身上。你不愿意主向你微笑吗?我宁愿世上的每个人都恨恶我,也要有他向我微笑。当然,我相信如果他向我微笑,爱我,人们也会爱我;他所有的孩子都会爱我。他必把我修理到这样的一个状态,使我能爱不可爱的人,像主一样,因为他的灵在我里面。
60

在我们祷告前再叫一次。还有谁没有举手,想要在这祷告中被记念,你愿意举手吗?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姐妹;神赐福你,弟兄。是的。好的。神赐福你,小男孩。呐,神看见你了。今早已经录音了。

你们记下我的话,如果你们给我归类,(你们这样说是因着敬重和爱)你们把我归类为神的先见,记住,这点记录在天上的册子上。他就在场。当你知道看不见的世界一直都与你同在时,你难道不想活吗?意识到,当你从这里走出去,坐上车,天使就坐在你旁边。当你走向那个在你看来很不可爱的人时,圣灵就站在你头上,天使就在你四围。
“对吗,伯兰罕弟兄?”
圣经这么说。“耶和华的天使在敬畏他的人周围安营。”[诗34:7]他们没有回到天上,他们安营在那里。他们被差遣到宣教场上,观察你经过生命的旅程。哦,那岂不奇妙!
61

天父,时间不允许我们再讲下去。我们感到你的灵运行在我们身上。我们爱你,因为圣灵爱道。他进入道中,拿起道来启示,打开它。换句话说,他藉着道启示耶稣。因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成了肉身即基督。”现在,道转过来再次启示,彰显复活的基督,而不是历史的基督。

神啊,愿教会今早看到,它是个启示,道给它带来生命,道本身启示复活的主耶稣。他在我们中间,等候一个时候,直到我们都能合在一起,他能领我们走进千禧年,像得胜者在胜利中一样凯旋。
62

神啊,祝福那些举了手的人。他们渴望那可爱的生命充满奉献,成圣,被圣灵充满,奉献给神,在宝血中被洗净。他们渴望这个;他们正在等候。愿你不以别的方式,乃愿圣灵降临。当他们从这里出去,愿他们发现他们曾经紧紧抓住的那一切东西都离去了;愿它被撇在后面死了。愿他们今早出去,谦卑、甜美,是有信心相信的可爱基督徒。愿他们活出对你如此奉献的生命,在他们生命的尽头有这个确据去你那里,即他们已经出死入生了,他们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不是因为他只是一个仪文、一个字句或一个时间的周期,而是因为他是活的,是现在时,复活的耶稣基督活在他们的生命里。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他的名、为了他的荣耀求。阿们!

63

当日一盗,临终欢欣,因见此泉效能,(我怎么样呢?你欢欣吗?)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在此也都洗净,(他什么时候做这事?可能就在此时。)在此也都洗净。(“是的,我承认了他。我告诉他我渴望这样。”他就洗净一切。)
我罪可憎,不比他轻,在此也都洗净。
主奇不奇妙?你感觉到魂里相当洁净,感到所有的定罪……多少人有那样的感受,我要你举手向坐在你旁边的人作见证,“所有的罪都离去了;现在都在宝血底下。我对此感到相当好。我信靠主耶稣。”
藉着信心,我见此泉,(藉着什么?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好的,大家一起唱。
藉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
救赎的爱(不是别的东西)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一生铭刻肺腑,一生铭刻肺腑。
救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轻轻地弹,姐妹,如果可以的话。
64

你的诗篇是什么呢?“方言终必停止;先知讲道之能终必归于无有;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有限;所看到的也有限;所预言的也有限。等到我们面对面看到,到那时我们就全知道了,如同主知道我们一样。当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林前13:8-12]圣灵完全、救赎、毫无搀杂的爱进入已经出死入生的人魂里。

哦,我感到相当好,你们呢?多少人想要跟我一起唱一首老歌?你们想唱吗?几年前教堂里只有木屑地的时候我们常唱的一首歌。大家都进来,坐下,不说话,大家都相当安静,坐着,默想。司琴的走出来。我在祷告室里查考。这首歌唱出来。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65

你们记得那些日子吗?圣灵会带着那种温柔、仁爱降下来,使罪人信服,他们就会归向十字架。现在,让我们每个人都来唱这首歌。多少人知道这首歌?让我们现在唱,以老式的方式。好的。

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靠主十架我罪得洗净;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低头一会儿。
我今靠主脱离罪权势,(你们呢?)有主时常住在我心内;
如此蒙恩我实在不配,(哦!)荣耀归主名!
66

现在低头祷告。

荣耀归主名!
想想主多么善待你,你经历的许多试炼。当你的小孩病了,神医治了他。当你躺在医院里,乙醚等着你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谁领你经过?“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记得你在病房里起来时说什么吗?记得那个晚上你认为你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吗?神啊,你怎么办吗?
荣耀归主名!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照你的道接受我),荣耀归主名!
67

现在,我们来哼这歌。呐,伸手到坐在你旁边的人那里,跟他们握手,说:“神赐福你,弟兄;神赐福你,姐妹。我很高兴我是个基督徒,你呢?”跟坐在你旁边的人握手。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我很爱有这样的感觉。我爱像这样在安静中敬拜神;有真实意义的东西,感觉到有东西在附近。发生了什么?在祭坛呼召中,当那些罪人接受基督时,天使从他们的位置上起来。瞧,就是这个使你有那样的感觉。希克森弟兄,你相信吗?
荣耀归主名!(这是敬拜,魂在敬拜神。道已经传出去了,瞧?圣灵正在祝福和浇灌。)荣耀归主名!
除我重担安慰我伤心,荣耀归主名
68

我们的天父,圣灵美丽、神圣的同在站在这里祝福他的儿女,许多时候他不得不纠正他们,“凡到神面前来的儿子都必须先受管教和试炼,接受孩童的训练和责备,”无一例外:每个人。但我们忍受我们天父的纠正,就结出当时快乐的果子。神啊,我祈求你让每个孩子都知道,不是带着某种想象走开,而是让他们知道:这是你给他们的祝福,福音真诚的奶将迦南地的奶和蜜浇灌在他们的魂里,新酒在信心上激励他们敬拜主,让心在你面前俯伏,举着手,眼泪静静地流在脸颊上,敬畏地敬拜主。

69

神啊,我太高兴了。主啊,我太爱你了。若是可能,我想要向你表达我的感受、感恩,表达我心里的崇拜,我崇拜你,你是无与伦比的。我爱你。许多时候在大试炼中,看到飞机在空中坠落、掉下来、旋转;我看着底下的地面。飞机在旋转;只是一个小祷告,飞机就飞直了;我们知道那时过不了一会儿就会栽进死亡中。站在巫医和鬼魔面前,他们挑战、走来走去,一个小祷告就让他们瘫痪了。藉着祷告,鬼魔尖叫,从你的儿女身上出去了。主啊,你的爱……如果小孩子病了,过来,说:“爸爸,你愿意为我祷告吗?”看到主让烧退下来,使小孩安静,好像母亲让孩子靠在自己的怀里平静下来。我们太感谢你了。

也许苦难进来。我们知道,我们往前看,看到那边死亡狂暴的浪涛,正如古时大卫所说的:“我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我们感谢你。我们崇拜你。看到灵魂归向你,残疾的、受痛苦的、瞎眼的、聋子、哑巴得医治,印证你的同在……
70

当我们等候时,祝福这小群会众。我们为每个归向你的灵魂感谢你。我们祈求你今天丰丰富富地祝福他们。从今天起,愿他们所有的试炼和苦难都结束,愿他们和神之间的争斗此时解决了,愿他们藉着神儿子的血与神和好了,知道神赐下他的儿子,除掉神和人之间的争斗,叫人与神和好,他曾经以神为敌,现在得以亲近了,神接受他们作他的儿女。现在他们不再是仇敌和外人,而是亲爱的孩子。

我们祈求你让他们认识到这点。不要让敌人从他们心里拿走那个;而是让他们认识到你敲他们的心门,他们接受了你,举了手。主啊,是那样的。我们祈求他们认出这点,一直爱你,爱他们的同胞。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71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身旁,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身旁,耶稣是世界的光。
光明圣徒都宣告,耶稣是世界的光。
天上的钟声要敲响,耶稣是世界的光。
你们爱他吗?现在让我们轻轻地唱。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身旁,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想我因复兴的光被充满了。哦,让我们再唱一遍,好吗?让我们闭上眼睛,举起手。加拿大,不管你从哪里来,这小群,这里有从国家不同地方来的人。现在我们唱这首歌,闭上眼睛,举起手。
我们行在光中,美丽的光,
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身旁,(神啊!)耶稣是世界的光。
姐妹,给我们起个调。
在旧约,他是带领以色列人的火柱;那是基督,立约的使者。所有知道这点的人,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
72

在新约,他在肉身彰显自己,要除掉罪,领我们回去,成为神的儿女。

一天,路上来了一个粗鲁的犹太人,他下去逮捕那些叫喊、赞美神、说预言的人。什么遇见了他?一道美丽的光。耶稣现在在什么身体里?光,他起初所在的同样的火柱。火柱遇见了大数的扫罗,光离他如此近,进了他的眼睛里,使他瞎了,说:“你为什么逼迫我?”[徒9:1-6]
他说:“主啊,你是谁?”
主说:“我就是耶稣。”
73

今天,他在这里。他与我们同在;我们甚至有他的照片与我们同在。他可爱吗?“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要怎么样?

我们行在光中,(他彰显他的道,他是活的。)美丽的光中,
怜悯的泪珠晶莹闪亮;(现在让想要祷告的病人上来祭坛周围。)
日日夜夜照在我们身旁,耶稣是世界的光。
我想要你弹:“至大医生。”
74

有件事浮现在我脑海中。我记得一次在聚会上。我正在为病人祷告。有位女士把残疾的小女孩带到台上。圣灵在场。他们……呐,我们十分钟后就会结束。他们带来一个残疾的小女孩,她是个小儿麻痹患者;他们说那叫做瘫痪,婴儿瘫痪。她的腿短了一截,不能走路。你知道我是在哪里举行这场医治聚会吗?似乎很奇怪,是在德美浸礼会聚会上:德美浸礼会,不是五旬节派;是德美浸礼会。没有人知道我在那里,没有一个教会知道;主就带领我去那里。他们对圣灵的洗一无所知。谈到地上的天堂,爱就像现在一样降临。我说:“现在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我说:“你们凡有祷告卡的,”从某个号码开始,“站在我右边,”让他们排好队。大约第二个人是一位女士,带着残疾的小孩,小女孩。圣灵开始说到她。坐在钢琴那里的女士正在弹奏: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别无他名惟耶稣。
75

她正弹着那些象牙琴键。我口袋里有一小瓶油。我制作的。那是从一棵橄榄树提炼出来的橄榄油。那天晚上我出去为病人祷告,进入圣灵里,开始哭,眼泪开始流在脸上。我拿着这油,发现这油……眼泪洒落在这油里。我去找了三样其它成分,小病,哦,成分,抹在油里面。我拿油抹小女孩,按手在她头上。我说:“天父,你是至大医生,你此时在这里。”小女孩看着我,扭动,从我怀里跳出去,接触到地板,跑到地板对面去。她母亲晕倒了。德美浸礼会。弹钢琴的女士四处观看,她脸色发白,失去了控制。钢琴继续弹奏: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别无他名惟耶稣。
76

一个德美浸礼会的女孩坐在底下。我注意到她努力屏住呼吸。她从未听过五旬节派,漂亮的孩子,金黄色的长发扎好了。你知道她们是怎么穿戴的,头上戴着白色的小帽子。帽子从她头上掉下来;她举手,唱起歌来。她不知道自己在唱什么,她沉浸在圣灵里。

整个教会同心合意上来,哭着到祭坛上来,接受主耶稣。圣灵以爱给他们每个人施洗。他们哭着,和好,互相握手,事情发生了。那是五旬节。
同样的耶稣在这里。呐,不要试图……瞧,你试图想:“哦,”你专注在遥远的事上了,“也许这个,或者我要接受一个机会。”你最好回到座位上,除非你心里安定了,“这就是了。”当你有了那个,疾病就结束了。在那之前,疾病仍在那里。
77

呐,请你们尽可能走近祭坛,充满这些地方。我要请内维尔弟兄帮助我。这是膏油。我要内维尔弟兄在我为他们按手时给他们抹油。呐,如果你真的相信,这就是了。真的全心相信。现在,我们大家一起轻轻地唱,我们唱“至大医生”。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请你即来听耶稣。
至佳音,天使在唱;至尊名,人间无双;
至美歌,天地颂扬;耶稣,可爱耶稣!
现在你们低头。
一生行走通天的路,背负着这名耶稣。
78

我们的天父,道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神啊,愿我们决不犯把福音搞得对人太复杂的罪,以至于他们认为那是人而不是神。现在我们要简单地履行这些规则。藉着这些歌和赞美诗,我们彼此进入了蒙福的团契中。我们有一位来跟我们同在的大祭司。他进来与我们同在,他能被我们的软弱触摸到。今早许多人站在祭坛上,有需要。我打发你亲爱、可敬的仆人,我的内维尔弟兄,一位可敬的人,一个正直的人;正如以利亚,我们大家像以利亚一样性情的人。我前去。

79

你说:“他们用油抹他们,为他们祷告。”他们,身体,“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啊,我全心地为这里的每个人祷告。你知道他们的需要。我祈求你医治他们。呐,雅各在神赐给他圣灵的默示下写这信给教会,这教会是在创世以前就被造的。

耶稣离开时,说:“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当我打发我的弟兄去做雅各藉着圣灵所吩咐的工作,抹油,我们也回来(藉着主耶稣和圣灵的吩咐)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必好了。
主啊,今早有许多跟我一起,我全心、全力、竭尽所能地为站在这里的每个人做出信心的祈祷,祈求他们心里没有任何的疑惑,乃是带着确定、完全的信心回到座位上,相信神的使命被赐给了他们,主的道是确实的,要在他们的医治上彰显出来;我为他们祈求这祝福,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0

呐,大家都……[原注:磁带空白。司琴弹奏:“有一血泉”和“至大医生”,伯兰罕弟兄和内维尔弟兄为病人祷告。]

我为一个小女孩祷告,对她说预言,有一块大东西贴在她的头上和脸上,那东西掉落了,痊愈了,这就是那个小女孩,她脸上和其它地方的东西全都消失了。母亲为了神的荣耀领她来,显示那东西全都干了,只有一块疤。姐妹,耶稣有一次说:“不是有九个得医治了吗?”只有一个来归荣耀给神。瞧?为此感谢神。宝贝,头发会重新长在这上面。记住伯兰罕弟兄那天晚上在那里对你说的话,你必完全正常,好了。
81

我们低头将感谢归给神。父啊,我们为你的医治感谢你。我们为这位忠诚的母亲和可爱的小女孩感谢你,她愿意来,显明耶稣仍然活着并作王。看到那块难看的大东西像癌症一样在她头上脸上肿胀,你医治了她,除掉了那东西。我们为此感谢你。现在我们祈求你祝福那位忠诚的母亲,她的心激动不已。当小女孩长成一个女子时,愿她仍然作见证赞美你。

现在,我继续按手在病人身上,弟兄和我抹油。愿他们得着这个小女孩所得着的同样祝福。只要他们能以孩子般的信心相信,像这孩子一样相信,事情就必如此。[原注:磁带空白。伯兰罕弟兄和内维尔弟兄继续为病人祷告。]
82

很好,今早我很高兴,我们在敬拜的时候,有这段一起彼此团契的时间,主耶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呐,在我们屋里的陌生人,我们要欢迎你们回来,今晚来参加晚上的聚会。如果你在这城里,今晚想要回来,跟我们在一起,我会很高兴的。门一直都是敞开的。我们没有宗派,没有信条,只有基督;没有律法,只有爱;没有教科书,只有圣经。我们想要你;我们邀请你,诚恳地邀请你。
83

我也要求,当你继续行走在旅程上,当你离开我们的城市和这地区的不同地方时,请在你们的祷告中记念我是你们在基督里、在圣灵的爱和团契里一同作仆人的。

我必须很快离开,进入加拿大和加利福尼亚州。坦白地说,我要启程去加利福尼亚州。我要你们多多地为我祷告,现在就为我祷告,因为我有一件事必须马上做决定,瞧?它很费力,我祈求你们把我放在心上,记念我。因为我知道改变事情的就是祷告。为我们成就事情的就是祷告。
84

呐,今天,对不起,我留你们这么迟了,没有让我们亲爱的弟兄、这里的牧师在讲台上。很对不起,但我可能不知道……我必须很快动身。我原没有看到任何要会面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当牧师检查时,他说有位弟兄从英国一路来,要见我一会儿。我想要见这位弟兄。我希望我有时间跟你们握手,见你们所有人,但我没有时间。呐,当我在这里的这些早上,为了有一次小小的会面,你们打电话给我的秘书,坐在这里的考克斯弟兄,他同意那些事。那就是我们必须安排时间的原因,这样我们就能为那些事分配时间。但这位从英国来的弟兄不知道这事。十二分钟后我必须离开这里,是的,十二点,我必须赶快,我必须离开。请你们大家原谅我。我要跟这弟兄去房间会面几分钟。我一回来,就会再见到你们。请为我祷告。

85

星期四晚上聚会将在非拉铁非教会,这个要来的星期我们将在会议厅举办聚会。星期三晚上,(谢谢,先生。)我们要参加全福音基督徒商人国际团契。23日晚上或早上,我要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的李马克宾馆讲道。然后去会议厅,我想是的,接着是那个晚上,那是星期六。星期天我跟高登·彼得森牧师在哈特港会堂,那是一场讲道的聚会。星期一晚上和星期一整天,是五天的大会。

86

然后我有一个主如此说要带给北方加拿大的一个妇人。我要上那里去,妻子和孩子们跟我一起去一段时间。我回来,经过的时候要看我的朋友厄恩·巴克斯特。我在温哥华有一件事要跟他说。之后我马上去华盛顿州见拉斯姆森先生,在那里访问他一天。

然后我下去加利福尼亚州拉克里森塔,落实一些事;我的帐篷现在已经做好了,准备去到工场上。所以,这个冬天,若主愿意,我也许要从加利福尼亚州西海岸开始,往下穿过加利福尼亚和亚利桑那;再去非洲聚会的时间例外。大卫·杜波莱西和许多从非洲来这里想要举办非洲布道会的人,跟他在这聚会上,要去那里见面。我们要跟阿根布莱特弟兄一起去,祷告看下场聚会在哪里。
87

你们爱主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如果你们爱主,也就得爱我,因为我在他里面。我们彼此相爱。主祝福你们。我们亲爱的内维尔弟兄。神赐福你。内维尔弟兄,为这段时间感谢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