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408A 异象是什么?

1

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的一切恩慈。神啊,我们觉得是如此不配,今天面对这群会众,看到放在这里的生日蛋糕。对不起,父啊;求你原谅我。我不会说话;但我祷告,神啊,这股神爱之泉将会以某种方式帮助到每个人。父啊,祝福这些做了这美好之事的人们,我请求你大大的祝福今天与我们同在,直到整个大楼被你的荣耀充满。想到每一次看着那些聋了的哑了的人们经过,走到另一边。哦,我祷告,神啊,以某种方式,以伟大的方式今天来为我们行事。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2

愿神的祝福临到布赫曼。我只是祷告神会祝福你们,我亲爱的朋友们。我猜那是最美的……

你向公众展示过吗?有吗?是不是很漂亮?我想借此机会感谢你们。我无法报答你们中的任何一位对我的友好祝福。我看到了给我的礼物,还有装在信封里的小礼物、卡片和其他东西。太美好了!这让我觉得我想预约明年我生日的时候再回来。很感谢你们。哦,那蛋糕太美了!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看了又看,它确实很漂亮,还有你们所有的礼物。
3

只有一件事情我可以说,这不只是说说的,而是祷告:“神祝福你们。”如果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没能够,如果神没让我能向每一位表达我对你们礼物的感谢……甚至还有一个小女孩的小信封,那是她的十一奉献,大约八美分,我想是的。她把这个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我,她的十一奉献。从那小女孩的礼物到这里这些美好的礼物。哦,愿神丰丰富富地回报你们,我亲爱的弟兄姐妹们。我只是……我没想到你们把我看得那么重要。我真的很感恩。

4

今天我们已经做了一场心与心的谈话,我相信是的。不是讲道,只是谈一谈,或许解释了一下在聚会中出现的、对你们而言可能很难理解的事。(有点喘不过气,我没想到今天会过生日。)

5

刚进门,我就在这儿遇见我的好朋友阿尔特·威尔逊。我想所有的基督徒商人们都认识他。你的家在俄勒冈州,是吗?内华达州,里诺。在我右边的是阿尔特·威尔逊弟兄;旁边一位是伍德先生,班克斯·伍德先生,他是我的朋友和邻居。

伍德先生一直和我到处走,你们很多人知道他是在会中卖书的,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承包商。
有一天,我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聚会时……他本人是耶和华见证会的;他的妻子是一名卫理公会信徒,他们听说了这次聚会,所以他们就开车过来考察是否是真理。
6

那天晚上,有一个“僵化”了的女孩:已经躺了好几个月,臀部以下甚至连一个关节都动不了……一个年轻女孩大约……哦,一个大约十五岁的女孩……她一被抬上讲台就从担架上站了起来,到处走动。第二天……几天后,就走着回去上学了,已经恢复健康。主做过许多事。

呐,伍德先生,他有事要处理(要修完一座房子,或要处理其他什么事情,他必须赶快完成),去到得克萨斯州的休斯顿,参加我的下一场聚会。那晚主的天使出现的时候,他正站在房间里。相机拍到了天使的照片,正是你们亲眼在这里看到的照片。
7

他最好的选择之一……他有一个跛脚的孩子,他的腿缩在身体下面。然后,伍德先生……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去到海外,经过瑞典再返回),然后他们把帐篷搭在那里,我相信是在俄亥俄州的克利夫兰。

当然,伍德先生也在人群中,就像今天你们当中的许多人一样,只是跟着一起走,但他决意要留下来,直到一切结束。就是这样;就应该这么做。他放下工作,把孩子带到克利夫兰。
8

过了几个晚上,在聚会中(当然,我不记得了,只是借着磁带,)他当时坐在帐篷后面,他和他的妻子,坐在很后面,圣灵下来,说:“那位和她的丈夫一起坐在后面的女士,她的丈夫是一个承包商,”说,“她自己患有肿瘤,她的男孩是跛脚的,但’主如此说’,痊愈了。”把小家伙扶了起来;就从那一刻起,他拥有一条健康年轻的直腿,跟其他男孩一样地正常。

伍德先生辞去工作,和我一起到处走。正是如此,他儿子和我儿子互相结为密友,他跟其他男孩一样正常。(应该很快就要去参军了。)神是良善的,对吗?满有仁慈。他在我们中间做过许多伟大的事。
9

呐,今天……呐,今晚,我想我们要开始得早一点……(我约好早上八点要到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今晚要一路开车到那里,大约有八到十个小时的路程,这样我们能及时赶到那里去赴约。我们将直接从这里开车去路易斯维尔。)所以今晚我们打算早点开始聚会,如果你们能早点过来,我们将非常感激。

10

他们告诉我,我可以去到讲台……约瑟弟兄说,“卡片将在六点钟分发。”我们只是……军队可能很快会招收比利,所以伍德先生在分发祷告卡,比利会帮着他。

我说:“伍德先生,你进展的怎么样?”
他说,“嗯,”他说,“还好,”但说,“我只剩下两张卡片,有六个人想要。”他说,“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做?”
我说,“就只管做你所做的。”我说:“嗯……”
昨晚,他很高兴(他说)看到他分发卡片的会众站在讲台上,神医治他们,使他们痊愈。他对此非常得开心。
11

呐,今晚六点会分发祷告卡,因为我想我应该在八点十五分到讲台上,(我想是的)这样我们就可以早一点离开,因为今晚的驾驶漫长而疲倦。

所以,谢谢你们今天下午的到来,在这个刮风、寒冷的下午,你们还是来了。这说明你们来不是让人看的。你们来,是为了从聚会中得到从神而来的益处,我祷告神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呐,强调一下,不是说会众必须六点钟到这里;只是你们想要祷告卡的。
呐,愿主将他的祝福加在我们所有的聚会中。若主愿意,我希望有一天,我又能很快回到芝加哥去事奉神。
12

圣经在这里说:“你们中间若有属灵的或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愿主祝福祂的话。

现在,只是做一次心与心的谈话,我打算……约瑟还不知道,但我想问问他是否会……任何时候他想打断我说话,说些什么……
今早,我们在广播上做了一场类似采访的节目。你们都听这个节目了吗?所以今天,我想也许……只是想了解一下会众的感受,以至于你们能看到超自然的运行,就可以彼此坦诚交流。我最多只能让你们进到这里面来。我从来没有……我心里想说的许多事情,我一生从未在会众面前说过,所以愿他祝福我们所说的。
13

我们首先要说的是:异象是什么?它会是什么?那么多人……(我谈论的并不是我们的葛培理弟兄所说的……)回应针对我的批评家们……我很感激很少有人批评我。几乎每个人都……有些人从未参加过聚会,他们会说,“哦,好吧,那没什么”;但一旦耶稣在聚会中抓住了他们的心,那几乎总能解决问题。他们就会明白,那是真的。

14

异象就是……许多人问我,“伯兰罕弟兄,你看到的是属物质的,还是只是留在脑海里的印象,那到底是什么?”不,它是属物质的。它和我现在所看到的一样真实。呐,那是怎么发生的,它靠神至高的恩典运行。当还是个婴孩,当我刚出生的时候,我母亲告诉我,这束光进来,悬挂在我出生的小床上;从我记事起,在我面前总是会发生那些事。

15

它就这样打开。它似乎只是,(我无法真正解释它,只能尽我所能)只是降服在圣灵里,它一开始,就这样出现在你面前。你意识到你站在这里,而你已经回到某个人四十年前的生活中,观看他们在做的事。那么,我唯一能说的只是我正在看的东西;当我在某种程度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但很多次我并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我知道的方式是靠这些弟兄们(他们和磁带录音机坐在这里),他们给我听回放。这样我才知道。所以,它根本不出于我自己。那么,那被赐下来是为了某个目的。

16

呐,我想,我从心里如此说,神用最伟大、最高级的形式向他的会众传达信息,目的是让会众相信他的道。这是对的。这是最高级的形式:传福音是最高级的形式。那么,若你留意,圣经是这样写的。首先,使徒;其次,先知;等等。接着,继续往下,继续往下,讲到九种属灵恩赐,在每个肢体里运行。

17

我在美国的聚会并不太好,好像他们本该是这样的,在美国。我在海外的聚会能更有力地为主服务。人们与聚会更好地融合。呐,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是在谈论你们这群会众。不,我谈论的是普通民众,到处都是,就像整个芝加哥,我们会说,或者德班,整个南非,瞧。类似那样的;或者整个墨西哥城。嗯,他们的回应会比美国人多百分之八十。

18

呐,在我看来,美国人在医治聚会中作出的回应最好,好吧,奥洛·罗伯茨弟兄。呐,奥洛·罗伯茨弟兄是一位有能力的演说家,一位真正的传道人,也是一位虔诚的好弟兄(奥洛·罗伯茨弟兄),是我的挚友,一位可爱的弟兄。我对罗伯茨弟兄深表敬意。主与他同在,极大地祝福他和他在美国这里的聚会。

瞧?我俩可以到同一座城市,他安排他的聚会,我安排我的聚会。他的会众会大大超过我的好多倍,只需要做一点点的广告,因为他的事工在美国影响更大,因为他是如此有影响力的演讲者。他有办法。他聪明,受过教育又认识圣经,他用受教育的人能接受的方式传讲,因为他们就是生活在那种阶层中的。
19

但把我俩带到……当我们去非洲的时候,好吧,完全不是在我们之间作比较,瞧。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人之所以寻找超自然的东西,是因为他们没有受过教育,并不像这里的这些人被知识教导过。既然如此,它是神为赢得会众而赐予的东西。

20

呐,我不是想说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的、精明的人……一些高层人士,甚至国王、当权者、君主,他们当然会去相信并接受;但总的来说,我们美国的教会从卫斯理时代起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再有复兴了。

老一辈的人们过世了,卫斯理的会众过去常常被赶出去,被称为“圣滚轮”和“蠢货”,因为他们摇头晃脑,躺在讲台上和过道里。当圣灵临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在他们身上泼水,拿扇子扇动他们。呐,那个时代已经消失很久了。噢,我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传统。但那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如今会众被教导,嗯,受到能用大师级的方式进行演讲的演说家的教导。嗯,那确实没有问题。只要你接受基督,那确实好得无比。最重要的事:是只要你接受基督。
21

现在,我们注意到我们的罗伯茨弟兄。也许你今早听过他的节目。

我读了报纸上的文章,得到一手消息,他们在澳大利亚(多么可怕的事啊)如何嘲笑他,说他是骗子,诸如此类的,就这样把他赶出去,也许这种事工的形式本应该激增那样的事,瞧?情况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但是罗伯茨弟兄……但,神赐给他一种方式,去服侍我接触不到的会众,也许我服侍的会众是他接触不到的。但是我们相互是弟兄,一起为神的国做我们所能做的,明白吗?
22

异象只是传讲福音的一部分。呐,你看,如果我接受过教育,可能有一副好嗓子等等,就能传讲福音像……我可能就会成为那种类型的宣教士。但是,神知道我不会受到教育,他必须赐给我一些其他的东西去服侍,你明白吗?这是他行事的方式,那是我唯一知道的。

23

呐,你可能会好奇在讲台上会发生什么,当一个病人……或者,我不会那样说,那是一个医学术语。让我这么说,当一个想要得到帮助的朋友站在我面前时,在这里有事情发生。

呐,我跟那丝毫没有关系,一点也没有。那是出于病人自己,运行神的恩赐。我跟那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不断地降服,降服,直到他们的灵和临到我身上的圣灵,就是我一直降服直到圣灵……(我把它叫做……或者这么说,这样你就会理解。)圣灵在这里,在这上面,我只是让自己一直降服于圣灵直到我知道他就在那里。我一直跟那个人说话,直到我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在此之前,我一无所知;借着我不断降服自己的灵,圣灵向我展示他们的生活。当那发生的时候,那会建立病人的信心高到这样的地步;许多次,我开始说别的事;它会阻止我,并说:“主如此说。”呐,你要注意那个。那每次都很完美;它从未失败。
他会告诉他们马上就要发生的事,事情会是那样。记下来,看看是不是会那样发生。呐,是病人在那样做。
24

呐,我可能用有点儿非正式的方式谈论这个,以便你能明白。嗯,有一个很大的……我们都是小男孩和小女孩,我们在……回到童年时代。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栅栏,里面有一场狂欢派对。只是我刚好比你高一点。也许你比我强壮,但我更高一些。瞧?因着不同的工作神创造不同样式的人。嗯,那么,在这高处,在我能够得着的地方,刚好墙上有个洞。嗯,呐,我可以够到顶端,因为我能伸得更高一点,可以用手指抓着向上,并通过这个洞观看;我可以回来告诉你我看到了什么。你理解这个概念吗?呐,你明白我说的吗?

25

呐,也许下一个人,他更强壮,但他没法儿看得那么高。所以,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看到了什么?”

我说,“等一下”,然后我跳得很高,我的手指抓住顶端,把自己拉得很高,我说,“我看到一头大象”,我就下来了,瞧?很费劲儿,因为我在往上用力。我用比喻的方式谈论这个,所以你一定能理解。
呐,当我下来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大象”,瞧。
好吧,这就像一个人站在讲台上运行神的恩赐。它是一种压力,因为那个人自己在运行那个恩赐。他们意识不到它,但他们自己正在运行它。
26

呐,昨晚有人告诉我讲台上站着一个人。约瑟弟兄遇见我后告诉我,那个人是……他一开始上来的时候,我以为他是聋哑人。我说:“你好,先生。”这类的话。(也许我不能准确地引述。我在复述他们告诉我的。我还没听那盘磁带。)说,那个人就站在那里,我说,“嗯,也许他是聋哑人。”

呐,留意至高无上的恩典,瞧?那像讲台上的疯子一样。那好像手指夹着骨头的非洲巫医站在那里挑衅你,你明白吗?恩典就会来接管。你不必担心;不用担心。恩典会来接管。
27

神接管你无法接管的处境。当那人站在前面……我说,“也许他是聋哑人。”突然,一个异象出现在我面前。[原注:闹铃响。]

我为手表的闹铃感到抱歉,那个闹铃放这里就设定好了。我知道你会理解的。他们在那边给我一块设有闹铃的表,我希望还没有到结束的时间。我会听到这个的。
接下来,那个人站在那里……异象……很快,也许我看到了芬兰,或者什么。我不记得了,但不管是什么,他们说我告诉他,他是芬兰人。他 [原注:磁带模糊] 或是其他什么,使他成为芬兰人。嗯,约瑟,在这里,他说,这对他来说不得了,它是如何知道那人是什么国籍。神凭着他的恩典显明。
28

[马特森·博兹弟兄对伯兰罕弟兄说:“就是这样,你没有对那人说一个字。”]“是的,先生。”[接着你说:“我以为你是聋哑人。”你说。但你说,“不,你不是聋哑人。你只是不懂英语。”]那就是了。那就是了。[“就是那样的。”]那就是了。[“我不明白你如何能理解。”]我也不能,我没能理解。但后来圣灵告诉他他患有,我相信,他的肝脏或是什么出了问题……[“心脏病。”]心脏病。[“你告诉他,他是芬兰人,他是个宣教士,他得了心脏病。”]

我想知道,那个人今天会不会碰巧在这栋楼里,如果有人坐在他旁边,知道点……如果他们会说芬兰话,就会看到……如果是的话,请举起你的手。如果那人今天在这栋楼里,我们谈论的昨晚在这里来到讲台上的芬兰人。我只是想……[“我认识那个人。”]哦,你认识那个人。[“是的,我认识他,所以我知道这是对的。”]我想也许他大老远从芬兰跑来只是为了祷告或有某些事。[他来这里一两年了,但他来的时候已经不再年轻,所以他从没学过英语。]哦,是那样吗?[“他在伊利诺斯州的沃基根举办过芬兰人的聚会。”]嗯,我想,他也许回家了。
29

呐,当耶稣在这地上的时候,他是神受膏的代言人。你相信吗?他是神的独生子,神在基督里,使自己与世界没有限量地和好。你相信那本圣经吗?他是以马内利。我们没有一个人会到那种地步。没有,不会有。他由童贞女所生,是神的圣洁之子,我们从来不是。我们永远不能行类似那样的事,因为他就是那样的人。但如今他应许我们,他所行的事我们也要行,因为借着基督,我们成为神收养的孩子。对吗?呐,那是给我们每个人的。每个相信的人都会成为神的儿女。对吗?

30

呐,当患血漏的女人摸他衣裳的时候,那就像从洞里窥探一样,瞧?他感到能力从他身上出去。他变得虚弱,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人凭信心触摸了他。他问是谁,大家都否认了。那么,他这样做之后发生了什么:嗯,他四处寻找,直到他发现……呐,他是如何认出她的?那就是我想问你的问题。他是如何认出她的?

31

呐,让我试着以弟兄的身份解释一下(他是如何认出她的),因为一旦有人已经那样做的时,出于圣灵的运行,我能在这里的聚会中说,一旦祝福临到一个人的时候,似乎有东西像那样在拉动你(瞧),你找到那个人。就在那人的上方,你看到他们,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和他们遇到的麻烦。然后你看,你会发现是同一个人。它就像是运行在你和那人之间的一种途径或一个通道。我是那么认为的……(他从未解释过),我想那就是他知道的方式,因为圣灵在简易中行事……那就是我们理解的方式。

32

比如,有时候你说,“在那里坐着的女士戴着一顶绿帽子,”或者类似的东西。“你一直遭受这个或那个的折磨。你来自某个地方。”你正在听,瞧?你就在异象里面,看着正在发生的事。接下来你也许看到她弹跳回来,她周围的一切都被照亮。然后你说,“嗯,她已经痊愈。这是’主如此说,’”明白吗?显示异象的主只是……你对他的信心正在使用我,作为一个代言人,向你说出你渴望他告诉你的事。明白我的意思吗?

33

呐,但另一种情况……呐,那只是神许可的行事方式。我虔诚地说:“时候快到了,我要告诉你主所显示给我的异象,最终这将会退后,被远远超过它的事物所替代。”这就是我今天下午要讲的内容。

34

呐,那样做的人,若他们相信,就会蒙福,病得痊愈。呐,即使他们没有痊愈,但他们的信心触动神,接受1900年前已经成就的救恩作为他们的医治,明白吗?这跟他们的医治没有任何关系;这只是一个说话的代言人。

35

圣经中的任何一处……我并没有拿自己跟先知相提并论。不,先生;不,我只是一个可怜的罪人,被恩典拯救,但主赐给先知们恩赐,让他们成为先知……他们是神的代言人。他们拥有主的道,没有一个先知凭自己的意愿行事。首先他所做的,是在神告诉他之后。就是这样。这是神儿子的行事方式,当他来了,就是先知们的神。他说:“我只照着父所指示我的去做。”是的。只是它必须通过神的能力在肉身里显现,基督是神在地上的代言人。大家能理解吗?

36

呐,比如说,有时我会在家。(昨晚我跟吉恩,里奥和他们正在谈话,就坐在这里;比勒弟兄和他们中其余的许多人,还有认识我的人。)在家里,我会在屋里走来走去,什么也不想;也许当我在房间里坐下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异象。也许很长一段时间它将停在那里完全静止。它会说,“呐,过一会儿你会接到一个电话,你将要到这个城市。当你到达这城的时候,你会去某个地方。会是这样的。你将走进房间,摘下帽子,或那位女士将会把你的帽子放在床上。但不应该把帽子放在那里,应该把它放在桌子上。另一位女士将从这边走过来。”

你会看到一切都完全按照应有的方式完成;如果我在其中一个环节失败了,它就不会发生。它必须精确到那个时刻、那个时间,所有位置都必须一致,因为它是异象。它必须被完全地呈现出来。当它出现的时候,它就会发生。它从未失败。
37

那是神正在使用他恩赐的时候。那没有让我虚弱。那没有困扰我。与摸祂衣服的血漏女人得医治的事相比,耶稣曾叫拉撒路从坟墓里复活是一个更大的神迹。你承认吗?关于变得虚弱、有能力出去的话,他从未说过一句,因为神正在使用他的恩赐,明白吗?它们是类似的异象。这就是那种类型的异象。但当会众使用神恩赐的时候……让我在讲台上感到虚弱的,是你,你自己。这就是原因。就是你,你自己在做运行的工作。那就是它正在拉动的原因。要么你使用神的恩赐,要么神使用他的恩赐。

38

呐,比较起来,我会说……如果你问我,“里面是什么?”

“嗯,它是一只长颈鹿。”
“你还看到了什么?”
瞧,越来越累。这是另外一码事,你明白吗?
好吧,呐,当神想要你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时,他就把你抱起来,高举在整件事情之上,说,“整个马戏团就在这里。这是整个画面。你要这样做,这样做,这样做,和那样做,”再把你放下来。他用永恒的双臂和翅膀把你托起来,世上再也没有什么……你回到地面,你想要大喊胜利,就是那样了。
39

呐,大多数人,他们认为能看见异象的人应该是神圣的。不,先生。绝对不是。不,先生。除神以外,没有一位是神圣的。就是这样,没有人……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区别。我们都是罪人,蒙恩典救赎。一个人不会高于另一个人。只要一个人被派出去做事情,他凭借赐给他的那种天赋所做的事,他将必须对此交账。这是对的。每个人都要为此交账。

40

呐,我可以告诉你最近刚发生的一个异象。约瑟弟兄让我这样做,以致于大楼里那些没法拿到这期杂志的会众,能理解它。

41

当我第一次成为主的仆人,为他生病的孩子祷告的时候……(你知道那个故事,他如何告诉我,我生来是为病人祷告的。)呐,你说,“哦,我已经听过许多次,不同的人。”没错。我不能替别人交账。我要为我自己交账,你也要为你自己交账。

呐,这是真的。当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知道在这个事工里有许多事情必须考虑——首先就是钱。嗯,我答应过神,我不会拿会众的钱,我会问他……我不想要会众的钱,但我知道别人会给我许多钱,我不得不拒绝。所以,我告诉他,只要他能兴旺我的道路,让我不会去乞讨钱财,只要他使我兴旺,我就会留在事工场。但当他到了,呐,他让我跌倒,使我们不得不走到乞讨的地步,或花上几个小时或做其他的什么去接受奉献(就像我在之前自己所属教派的会堂里多次见到的那样),我说我要离开事工场。
42

他祝福了我大约九年的时间,但在加利福尼亚,我的事奉看起来……某种程度开始走下坡路。邮件减少了。看起来那群会众并不感兴趣。好吧,我想,“神啊,一切都在你的手中。”以前我每天要收到上千封信,像那样之类的,但开始走下坡路。邮件减少到600封,500封,接着减少到400封,300封,175封(大概像这样在减少),也许每天只有75封信。

我想,“好吧,我想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不知道我做过什么。如果我对会众做了什么,我会因此感到抱歉。当然会这样。”我想,“嗯,我没有……我不卖东西;人们写信给我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祷告布,我们并不出售。我们把它们送给他们;那么,主啊,也许你正在改变事情。”
43

我前往加利福尼亚,在这场聚会后我背负大约一万五千美元的债务。那天晚上我离开的时候,我让比利告诉我的。那些亲爱的会众出来赞助,签下了名字,非常非常好。但这并不是我的承诺。我答应过神我要做什么。那天晚上,一位亲爱的弟兄带我回家,到我住的小木屋里,大约凌晨两点钟,我独自一人走到山上(我们将在四点半左右离开)。我祷告……清澈的月光洒满地。我只是看着。那是去年秋天。

我说,“天父,呐,我现在要离开事工场了。我要回家。从今以后,无论你要我做什么,你只要启示我就行了。”
44

呐,我不能告诉比利和他们;我不想告诉他们。甚至不想告诉我妻子,但是,哦,我说,“等我到了亚利桑那州,我会告诉他们的。”嗯,然后我说:“等到我到达我母亲出生的德克萨斯州时。”我说我会在那里告诉他们,然后我到了……当他们来到印第安纳州的杰佛逊维尔时,我告诉了他们。

嗯,比利,他说:“爸爸,你最好注意你在做什么。圣经不是说:’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吗?”
我说:“我说的与传福音不沾边,我指的是传道聚会。”我说,“瞧,比利,”我说,“神已经在各处的事工场上得着人了。他不需要我出去。我可以回去重新找工作,去做牧师,牧养教会之类的事情。我可能会去租赁那家老剧院,到星期天下午会举行国际聚会和做广播之类的。”我说:“我现在不能一下子停下来,因为我每天在家要花费100美元,所以我不能打理我的办公室和其他事情。”我说:“我只是不能马上停下来,因为我做不到。”
45

于是我妻子说:“比利,我希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嗯,我知道一件事。”
有一次我来这里参加一场聚会……一场聚会……你知道这个故事。因为我已答应这个矮小可爱的瑞典朋友博兹弟兄,我会在聚会结束后到费城教会为他讲两天道。他们告诉我,如果我那样做,我就不能讲道。我可以自己做出选择。我说:“我会遵守诺言。”我就到约瑟弟兄……确实如此,因为我还是会这么做。
一个不守信用的人并不太好。这就是我接受神的方式。他赐下道,我相信其中的每个字,如果他不能持守这道,这道对我来说就不是神。我相信他必须持守他的道。他会持守的,我知道他会的。
46

后来,那天晚上我们一到家我就去睡了。哦,我的妻子在哭。她说:“比利,恐怕你正在犯错。”她说,“你知道我想让你跟我和孩子们呆在家里,但是,”她说,“比尔,看看它做了什么?它已经发动了一场遍及世界的复兴,我无法明白神怎能把你带离事工场。”

我说,“嗯,我答应过他。”
她说:“但他从没告诉过你。”
“但是,”我说,“我答应过他,明白吗?那就是了。我答应过他,我要对他遵守诺言。如果我对我的弟兄守信用,我必定会对我的救主守信用。”
47

就这样,我进屋睡觉,一整晚都睡得很香。第二天早上大约六点钟,我们醒了,我刚从床上起来;她坐在床的那头。我就这样搓着脸,说:“好吧,我今天要给公共服务公司打电话,问一下我能不能恢复原来的工作。”我说:“如果他们不给我工作,伍德先生就是个承包商;我会跟他一起去,他和我一起出去修建房子或类似的。我去工作,是因为我不得不去工作。这笔钱必须偿还,我还有15000美元要还。”我说:“那我该怎么办呢?我必须还清债务。不管他们担保了多少,我都会偿还。这是对的。”

她说:“那么,你今早要给巴尔先生打电话吗?”
我说,“是的,我要给他打电话,问一下他能不能恢复我的工作,如果那个工作现在被人占住了,而他们又不能给他更好的工作,”我说,“那我就去找伍德弟兄,我们要一起去建造房子或类似的。我会去帮助他。所以,”我说,“当然,如果我离开这个事工场,他也会离开的,他可以回去签订合同,我们就可以去工作。”
48

于是,她接着说:“好吧,我真希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比尔。”

我说,“嗯,我……”我看到,正在出现,从天花板往下移动……哦,我只是,也许我不能指望你去理解它,但那是……当我们面见耶稣之时,也许他会使你明白。
那个移动的东西来了。我看见两个脸蛋儿黑黑的小孩儿走了过来,拉着一辆小拉车,我说:“亲爱的,看过来。”接着我就离开了。
她说:“你在嘀咕什么?”
我能听到她的声音,但我无法回应她;这些小孩子们正在朝我走来,小孩子,头发有点长,是黑色的,深色的眼睛,棕色的脸庞,越来越接近,正向我走来。我看到……我开始往前走,与孩子们插肩而过,然后我看到阿根布莱特先生,我的弟兄,他曾跟我一起多次出国……看见他站在那儿看着我。我继续朝他走去。呐,我仍然能听到我妻子在房间里走动。让我这么说,以便你能理解。这可能并不是正确的措辞,但为了让你们理解。我已经从我所在那个空间挪移到了另一个空间。我再也听不到她走路的声音了,消失了。
49

我看见阿根布莱特先生,他那瘦小古怪的模样,当他看着我时,他抬着头还向我露出那种微笑的样子。“伯兰罕弟兄,”他说,“我们到处都放了卡片,我们有办法让你进出,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我说:“好吧,阿根布莱特弟兄,我该走哪条路呢?”
他说,“只要继续往前走。”
我继续往前走,碰到几个牧师。我走得再远一点儿,我看到一幕伟大的全景:各种各样的……看起来像是能容纳上千人。就在那时,我听到有人说:“聚会已经解散了。”
“喂,”我说,“谁把聚会解散了?怎么能解散呢?”我厌恶那个,我说,“为什么要解散?发生了什么事?”
当时正下着毛毛细雨,有个声音对我说:“借着这个,你会知道的。”
50

我说,“哦,我不……”接着,我进到异象的更深处;这时,我拿着一只一岁左右的小婴孩的鞋子站在那里。你知道那鞋带孔是多么得小。这不是一只套靴,而是鞋子。我手里拿着一根绳,试着把半英寸粗的绳子穿过八分之一英寸大的鞋带孔:只是拼命将那根绳子往里塞……半英寸粗的绳子,要穿过八分之一英寸大的鞋带孔。我试图像这样把它往里推,绳子上的线都断了,但还是不行。绳子的末端都散了。

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在我身后说:“难道你不明白你不能教婴儿超自然的事情吗?”我环顾四周,发现那声音就在我身后。我认出了那个声音。他说:“你用错绳端了。我低头看了看绳子的另一端,在地板上,一大坨的绳子,而且被收紧到八分之一英寸,这样就能穿过那个孔。我说:”我明白了。“当我伸手去捡绳子的那一端时,我又被带走了。
51

呐,你把这个记下来。注意看是怎么发生的,瞧?当我准备向下伸手时,我又离开了。接着当我去到,我正站在一个美丽的湖边……有点像你们这里夏日碧绿的湖水,美不胜收。湖的四周都是渔民,他们在钓鱼,但他们钓的是小鱼。

我望向湖面,(在那里有又大又漂亮的大马哈鱼),我说,“我知道这是一个异象,但我无法理解那些大马哈鱼。”但我说:“你知道,我的内心深处相信,我能抓住它们。”所以我捡起绳子,但它不再是一根绳子,而是一根鱼竿;就在这时,我身后的那位说:“现在,我来教你钓鱼,(如何钓到那些鱼)。”
52

他拿来……他说:“把鱼饵系上。”我就把鱼饵钩了上去。他说:“现在,扔出去。(呐,仔细听着。)”扔到深水区。“他说,”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呐,先让诱饵沉下去。“接着说,”慢慢拉。“呐,这的确是渔民的技巧。

“那么,”我说,“那么当你拉的时候,你就会感到有东西咬着它,但是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在做什么。你自己知道就好。当你感到它又咬到的时候,”他说,“拉它一点点,但不要太用力。”
他说,“这样它将摆脱小鱼,当它们散开时,就会吸引大鱼的注意,它们就会上钩。”他说,“那就是你抓鱼的方法。”说,“当它们第三次咬钩时,准备好拉钩。”
我说:“我明白了。”
他说:“但是保持安静。不要告诉任何人。不要动。”
我说:“好吧。”
53

我手里拿着鱼饵,这些渔民原来都是牧师,他们都围过来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你能钓到鱼。”

哦,当然,这让我感觉很好,我说,“哦,是的,我是一个渔民,我可以钓到鱼。”他说……我说:“呐,你可以这么做。”我说,“你把它扔出去。”我把它扔到了深水里。我说:“呐,弟兄们,那些小鱼很好,但我们也想要大鱼。”我说,“你瞧,当它沉下去的时候……呐,明白吗?它就在那儿;就在它该待的地方。看,他们在那里的是小鱼。”我说,“呐,当它再次被拉紧时……”我就使劲地颠了一下。我一拉,鱼饵一下子从水里全露出来了。当我这么做的时候,我钓到了一条鱼,但我想知道鱼饵是怎么进到鱼的嘴里,因为它看起来就只有鱼饵那么大,肚子上的皮被扯得紧紧的。我想,“哦,天哪。”
54

正在这时,一直在我后面说话的这位走到我面前。就是他,主的天使。他双手合十。他看着我。他说:“这正是我告诉你不要做的。”

我说:“是的,没错。”
他说:“你明白吗?那第一次拉动就是你过去常常把手放在会众身上,告诉他们有什么症状。”他说:“第二次拉动,正如我告诉你的那样,就是你会知道人心秘密的时候。”他说,“你并没有把这件事藏在心里,而是试着向会众解释,告诉他们,而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自己其实也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怎么解释呢?你掀起了一大群属肉体的模仿之潮,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我说,“主啊,对不起。”我说,“哦,我很抱歉,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55

我像这样扯着线,试图把线弄直;他看着我说,“呐,不要在这种时候把你的线弄乱了。”

我想,“也许他会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说,"我肯定会小心的。"说着就把我的线往里收,看到它被好好的收了起来。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就在那时,我觉得自己在往上升,越来越高。当我被放下时,我正站在一个大帐篷的上面看着在帐篷里的自己: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帐篷!我好像刚刚在祭坛那里做了祭坛呼召;当我在那里的时候,我看了看,有数百人站在祭坛周围哭泣,因为他们接受了主耶稣。他们正放声痛哭。我说,“哦,这才像回事,就是这样。”
56

一位非常善良的绅士走到讲台上,说,“就让伯兰罕弟兄休息一会儿,”他说,“我们来叫祷告队列。”说,“所有人只要拿着……(某个数字)的祷告卡,请站到右边来。”

嗯,我注意到祷告队列:似乎把帐篷挤得满满的,街上到处都是……何等的祷告队列!
我看过去,(当时是在我的左边,如果从我站在讲台上的角度看,应该是在我的右边,就是那个方向)。有一块帆布在那里展开,在这块帆布的后面有一座正方形的小建筑,大约12英尺宽,20英尺长,差不多就是这样。嗯,我站着并观看着。
57

我看见他们用担架把一个妇人抬了上来,有一个妇人在那里用纸记下她的名字和一些事儿。接着,有人去到她那里,带着她穿过人群。下一个过来的是一位拄着拐杖的男人。我看见他们穿过那栋小房子,外面,那个妇人,推着担架大声尖叫着出来了。在另一边的另一位妇人,看起来像是一位黑头发的女人,她问:“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我真不知道,”她说,“我无法告诉你发生了什么。”她说,“我已经瘫痪了20年,你看,我感到我从未生过病。”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拿着拐杖出来了,蹦蹦跳跳。我看着这一切。
58

就在这时……有东西来了。仔细留意。主的天使和那道光是有区别的,因为我听到有东西在移动,就像它在夜晚来到讲台这里一样。有点像“咻,咻,咻”的声音,就像一团旋转的火,熊熊燃烧。它离开我,正好落在会众的上方,待在那座小建筑的上面,并停了下来。当它出现的时候,站在我身边的这个人……在我身后,同一个声音,天使的声音,他说,“我要在那里遇见你,这是第三次的拉动,但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我说:“嗯,我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在那里。为什么是那里?”
他说,“这次将不是一场公众表演。”
我说:“我无法理解,就像那样进到内屋里。”
他说,“你祷告的时候,不可像那假冒伪善的人,故意叫人看见,但要进入内屋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在明处报答你。这岂不是由我们的主记载的吗?”这完全符合圣经;每次都是。
我说:“我明白了。”
接着他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把我放到我所在的房间里,然后告诉我这第三次该怎么做。
呐,基督徒朋友们,当我离世的时候,那将仍在我的怀里。但你要记住我的话,看将来会发生什么事。
59

那是在五个月之前,(到现在是六个月了)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会来到墨西哥这里。我以为我会去凤凰城。我们亲爱的朋友、亲爱的弟兄,艾伦先生,为病人祷告,他去到那里,他说,“不,我要留在这里,所以我不会离开我的…”

嗯,如果我的弟兄在那里,我就不过去了。我是不会那样做的。我不认识艾伦弟兄,但因着主的工作他在去那里。他们说:“不,他要留下来。”
60

我说,“嗯,弟兄们给我打电话,就是那里的协会,牧师团。”我本应该在罗伯茨弟兄去澳大利亚时接替他。我说:“好的,没问题,既然已经有人在他们那里了,为病人祷告的艾伦弟兄。”我就不去了,那不是一个弟兄该做的。所以,我说,“好的。”

几天后,阿根布莱特弟兄给我打电话说:“伯兰罕弟兄,我跟摩尔弟兄谈过了。为什么不去墨西哥呢?”
我说,“哦,布隆伯格男爵和他们所有人都想带我去墨西哥。我不在乎下去。我们找个地方举行一场属于美国人的聚会吧。”我说我想在那里搭第一个帐篷。
他说,“嗯,为什么不去墨西哥呢?”
我说,“嗯,好的,你去安排一下。”
61

那里的另一个人,他回电话说:“聚会都安排在同一个时间。”他说,“他们在那里举行聚会,是在一个很大的礼堂里面。”

那天晚上,我在伍德先生家,我想:“你知道,这是对的。黑脸小孩,看起来像印第安人。这就是那个异象。”我说,“但奇怪的是:它本应该是一个全景,还有一些关于解散的事情。”
所以,当我们……两天后,阿根布莱特先生打来电话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有大斗牛场,墨西哥政府准备邀请你来,你是墨西哥历史上第一个由政府请来的非天主教徒。”
我说,“真是太好了。”我说,“肯定会有事情发生。”我说,“我们要有麻烦了。”
你知道,当我们到墨西哥准备去斗牛场的时候,有人……在去的路上下起了雨,有人取消了那些聚会,他们还不知道是谁干的!这就对了。没错!
62

我回到家……第二天飞回来。摩尔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要查出是怎么回事。”我们甚至联系不到一个牧师。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摩尔弟兄说:“伯兰罕弟兄,虽然我一直跟着你,但如果我之前从未相信过你,那么现在我肯定相信了。”

我说:“没错。”
63

于是,我们就回去了,这时我听说阿根布莱特先生要来见我,我就出去到我的洞里祷告,求问主……他向我启示另一个异象。他说,“死鱼正躺着。”然后他告诉我那是什么。说:“回去,但现在真的不是时候,但我会祝福的。”

我回到那里,大约有四五万人归向基督。一个死婴从死里复活,有伟大的事情发生。
呐,我在等那个时刻。你可以想象这些事情现在看起来是多么得微不足道,这些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些已经发生的伟大之事。
64

某天晚上,我不知道……在费城的教堂里,有多少人听到我对一个人说:“当我正在为这个瞎眼的妇人祷告时,诅咒那些抬眼的人!”我当时就是这么做的,瞧?

朋友们,主正借着一个伟大奇妙的东西来造访他的百姓。我……它一定是我心中的秘密,但你们认识我的,相信我、爱我、尊重我是神的仆人的——请记住我告诉你的,祝福就在路上。那是对的,它来了。它不会使我虚弱,再也不会让我感到虚弱,它将远远超越任何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或任何时候发生的事情。它就是主所赐的。我想……那会让我在完成之后成为一名恩典中的信徒……我所做的事,所行的方式,都在神面前受了审判,当神说出事情的时候,使它成为……不管怎样,他都会去做的。阿们。
65

有一次摩西杀了一个人,但是神已经下定决心。他让他退到旷野后面四十年,但就是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到应许之地的。难道神不奇妙吗?

今天的神与那时的神是同一位。朋友们,我要对你们说,你们每一位基督信徒们,无论你去哪个教会……前几天在录音棚里,我跟一位男士说话,一个非常好的人,还有他的妻子,(我和博兹弟兄在那里为一个广播录音),他和我在握手交谈,我说……他非常爱约瑟弟兄。我说,“你去他的教会吗?”
他说,“不,我是卫理公会信徒。”
我说,“好吧,凭借这一点赦免你”,我确实就像这样跟他在开玩笑。我说:“我刚才还在找你呢。”我说,“弟兄,你看,我以前经常骑马,我爸爸是个骑手。”我说,“在阿拉帕霍森林,我们在那里养过牛,”我说,“除了赫福德种牛,绝对没有其他东西可以进入那片牧场。”护林员站在移动栅栏旁,不会让任何东西通过,除非它是登记过的赫福德种牛。我说,“他们有些印着拉齐家的”J“烙印,有些印着长条形的”W“烙印,有些印着圆形的”R“烙印,有些印着三角架;它们有不同的贴牌,但都是纯种的赫福德。
66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可以是卫理公会的信徒,浸信会的信徒,这个的,那个的,或者其它的,但只要你是借着大能的圣灵、纯种的基督徒,唯有这一种情况才能进入牧场,进入栅栏。因为我们借着一个圣灵受洗归入一个身体,我们成为一种民族,一个教会,拥有一个思想和一个动机:我们活在世上的时候要去荣耀耶稣基督。一个天堂。对吗?我们为此充满感激。

67

现在,我已经没有时间跟你们交谈,因为我们要抓紧时间赶回去。但有多少人喜欢一场心与心的谈话呢?你好像明白了。我们可以聊上几个小时,呐,你会说:“伯兰罕弟兄,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我不能,我希望我能,但我做不到。不可能做到的。你无法解释超自然的事情。当你试图这么做的时候,正如他告诉我的那样:你引起了属肉体的模仿。明白吗?会是这样的。事实上,这种现象将会出现,它是基督身体的一个障碍物。你知道我指的什么吗?它会引起冲突。
68

呐,你要做的就是心里诚实,全心爱主,只要感谢因神与我们同行,复活了的主耶稣基督。

我这样说并成就这个预言……我现在不是奉主的名这么说。我是作为你的弟兄才这么说。我预测,(仔细听)我预测美国在今年,美利坚合众国在今年,要么接受基督,要么从今年开始堕落。
现在就是美国忏悔的时候,如果不忏悔的话……我预测,我想,大概在今年的1月15日或16日,只是感觉被带领这么说,我已经摆脱不了,我看到火柱开始旋转。
69

我注意到著名的大布道家葛培理。他从海外回来,他在纽约还有这些大的地方举行聚会,去到那些都市中等等。我看到罗伯茨弟兄在国外被逐出。

阿根布莱特先生想让我(和他们)在6月后去德国,再下来回到南非,经过那里,但是有东西带领我到美国,其他所有人似乎都是这样。我相信美国今年将迎来她的最后一次呼召。是的。我将不敢……看这里,那边的录音带。也许二十年后的今天会被播放,明白吗?
70

你得注意你在谈论什么,注意你在说什么。但我相信那点。呐,主没有告诉我,但我相信:今年美国要么接受基督,要么开始断然拒绝他,我预测他们会拒绝他。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71

看看他们在佛罗里达对杰克·科做了什么。看他们一直在做什么。他们怎么能……将一个人驱逐出州甚至违反宪法。我们有言论自由;我们当然有。但首先你要知道,他们将试图阻止这一切。他们将试图放弃为病人祷告,还要为此下禁令。只要记住,当迫害来临的时候,教会就会进入巅峰。永远是最好的。是的,先生,神使一切互相效力。[原注:有几个人开始说方言。]

72

赞美归给赐予我们得胜的神。[原注:听众用方言传递信息。]今晚,在这里有个翻译员会对它进行解释。呐,大家都很虔诚。说方言的女士,不管她是谁……仔细听,现在让他们知道……[原注:无法在录音带上听到翻译]

呐,你低着头;你已经听到翻译。这里有多少人愿意接受基督作他个人的救主,在祷告中得蒙记念?现在你真的愿意高举双手吗?再高一点,这样我们就能看到你是谁,举高。
73

请管风琴弹奏一段,如果你愿意再待一会儿?

当你现在低下头,全心相信的时候;当那个声音说这就是真理的时候,如果你要进来的话,现在就进来。
74

我们的天父,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祷告,当你的灵现在运行在这栋楼里的时候,有声音出来说,现在正是时候,时候到了。

天父,我祷告,当我看到所有这些举起来的手时,(有一些,也许刚才有三十多双手举向空中,接受基督作为他们个人的救主)听到这个信息,晓得我们正处在末后的时代。每座山上都有这些复兴之火……在末后的日子里,神做出应许要兴起这些事情来证明他是神,在会众中间显出伟大的神迹奇事: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并且有伟大的超自然事工在运行。主啊,如今我们要活着看到;这些可怜又可爱的孩子们,每个人刚刚都举起手,他们想要接受你做个人的救主,天父,我祷告你拯救他们脱离罪恶。主啊,求你应允。
75

我也祷告,当我们在这个伟大的行动中时,圣灵就在此刻重新充满每个人的心。主啊,请在他们的魂中燃起新的火焰。我们所热爱的国家将拒绝邀请,愿他们听到之后满怀热心地离开。

哦,神啊,强大的帝国注定灭亡。凡必死之物必败倒在不朽之事中。哦,神啊,我们站在古罗马的遗迹上,我们所看到的这一幕,有一天那个君主制国家曾作为世上最璀璨的景点矗立于世上最繁华的地带。但今天你要往地下挖二十英尺才能找到大帝国的烂瓦残砖。那里曾耸立一座寺庙,是奥马尔清真寺。其中有许多著名的君王,著名的国家,著名的亚力山大大帝,以及希腊和许多别的地方:这些帝国都如何灭亡了。
76

神啊,我们看见我们国家的地基因为弃绝福音而出现崩塌。当伟人走遍这国,遍寻各处,福音的信息已经传遍各地。一个像施浸约翰的灵,不行神迹,也不谈论任何神迹,却席卷了整个国家;紧跟着的就是耶稣的行神迹大能,就像它紧跟着约翰。而我们的国家,威士忌、烟草、夜总会、罪恶泛滥,我们伟大的文明正在下滑、衰落。一切都必须让路。所有这些国家注定灭亡,这样神的国便会在一片光辉灿烂的景象中诞生,伟大的千禧年即将来临。

77

几年前,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曾看见一棵老树,我坐在那高大雄伟的树枝上,当时我想,那棵树会在那里存活数百年吧!但现在它成了一棵死树。这让我们知道凡必死之物必要垮掉。

主啊,我曾经也是个年轻人,现在却看到自己正在衰老。越过那线的高处去观看日落。如今,在这栋楼里有许多驼背的白发老人,他们曾经是健壮、英俊的青年。如今有许多低着头的妇人,脸上皱皱巴巴,泪水纵横在她们长满皱纹的脸上,她们曾经是美丽动人的年轻女人。
78

哦,神啊,凡有肉身的尽都如草:结局已定。哦,神的基督,请接纳这些可怜的会众进入你的国度。有一天我要站在那一边,就是神的宝座前,为我的事工交账,为你批准我去做的这些事情交账,主啊:在这群会众中间,宣告主耶稣的复活。神啊,我必须为此做出答复。哦,神啊,求您使我心里越发火热,越发有智慧,使我知道怎样引导会众去到主耶稣那里。

79

父啊,今天,你在你的圣道中应许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主啊,许多双手举了起来。许多可怜失丧的会众,其中许多人后退了,偏离了道路。愿神应允,就在这一刻赐下圣灵,见证这些事情是真实的:我们到了末后的时候,愿他们意识到总有一天他们会衰老。愿他们现在接受基督。
80

当我们都低着头的时候,这里是不是有人在第一次呼召时没有举手呢?你愿意现在举起手,说:“此刻我想接受基督做我的救主。”你愿意吗?其他人从未……当道发出的时候,你注意到那团火如何燃烧着大楼吗?我相信……神祝福你,我年轻的朋友,举着手的年轻人。神应允你,我的弟兄,你借着相信主耶稣拥有永生。我想知道在楼上的某处……如果我们明白神应许了这些事……我们到这里来要看到事情成就。我们知道神应许过,而神所应许的一切,神有义务去做成。

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女士;我看到了你的手。还有人举手吗?神祝福你,女士;我看到了你的手。神祝福你,女士;我看到了你的手。还有吗?神祝福你,女士;我看到了你的手。
81

楼上有人吗?我想看到楼上某个不是基督徒的,想说……神祝福你。我知道你在上面。有人……就是有个人。因为圣灵似乎正把我引向楼上。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不是一个狂热分子。如果我真是,我也不是故意的。但好像楼上那里真的有个人。神祝福你,孩子。愿你,如果在你身边的那位是你的妻子,愿你们全心侍奉主耶稣。愿它改变你的生活,你的家。它会的。愿你成为神的仆人。
82

在结束之前,在我把聚会转交给博兹弟兄之前,还有其他人吗?过一会儿,男孩们就会进来,开始分发祷告卡。在大楼的某处有人愿意再次举手吗?约瑟弟兄……如果你能举手等待一会儿,我想和你一起祷告。

是的。是的,神祝福你。我看见你在下面。谢谢你,亲爱的先生。神祝福你,那边的年轻人。真是好极了。
83

呐,你们有些人可能觉得这有点奇怪;一个字怎么会像那样使东西破碎,火焰都散开。瞧,那是因为这是真理,(是这个信息的关键,你明白吗?)我们到了末日。神祝福你,先生。我看到了你的手。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呐,我告诉你,朋友们。我相信坐在这里的许多人,在他们被印封上之前将会遭受可怕的逼迫。

神祝福你。还有人举手吗?神祝福你在最后面的。我看到你的手,先生,还有人吗?呐,其他人,如果你愿意的话,在我们等待做解散祷告的时候快快地举手。神祝福你,孩子。神祝福你,孩子。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我看到你的手高过那位男士。是的,神祝福你,弟兄。
84

瞧,真奇妙。只要接受基督。当你举手的时候,神就把它写在生命册上。当你举手相信的那一刻,你就出死入生了。你是怎么把手举起来的?“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就是这样。神正在这里拉动。你举着手。天使正在把你的名字记在生命册里;这就是了。呐,如果你真的单单相信,你将会领受圣灵。现在,让我们再次低下头。

85

我们的天父啊,请赐下你的祝福。父啊,因着这里的一群会众刚刚接受了基督,我感谢你。主啊,我感谢你向我证实了你的信息,把它赐给我们,做成你今天为我们所做的一切。这些人一生的年日都会很快乐。你刚才已经赐给他们永生,因为他们已经相信主耶稣。

当我们过会儿做祭坛呼召的时候,会众要上来这里,站在祭坛周围或过道里,向你祷告,并为他们的救恩而献上感谢,我祷告,每一位举手的会站在过道的某处,向你祷告,为他们被接纳到你的国度而献上感谢。主啊,求你应允。愿你永恒的祝福临到他们。让我们低头,约瑟弟兄将继续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