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218B 当爱投射出来时

1

……今早再次来到这里,看着这些正在享受主祝福的面孔们,其实我根本没想到我会来到这里作见证。对于我来说,能随时向神的会众说话始终是一种荣幸,因为我认为……在《圣经》里,那个时候他们说:“我是其中一员。”跟如此可爱的一群人聚集在这里……整个星期我都沉浸在弟兄们所讲述的他们得医治的伟大见证中,这些奇妙的见证里使我满心欢喜,,……这些商人们向我谈论他们的生意如何兴隆。昨晚的加德纳弟兄,我欣赏他的见证和讲述。许多的事情已经应验,我得了满足。

2

就像我讲述过:“威廉·布斯·克利伯恩曾经说,有一天晚上他跟警察在英国伦敦街上走,因为他错过了班车,错过了有轨电车,天还下着雨,来不及回家了。他说他发现一个醉醺醺的人躺在街上。所以他们就把他抓起来,扔进警车,带走了他,把他丢进了监狱。克利伯恩先生说:’嗯,在那边谷仓……救主的军队,’他说,’呐,我们应该收留他,给他安排好,让他洗个热水澡,再给他喝点咖啡什么的。’他说:’你们就任凭他躺在地板上吗?’警察说,’当然,那伤不了他。’他说,’哎呀,你什么意思,你是说这样真不会伤害到他吗?’警察说:’他喝得太多了。’他说,’他的体内充了威士忌,酒精灌满了每个毛孔;凉气进不去的。’”

3

3我想我们聚会的方式理当如此:被圣灵灌满,连一个机会也不留给世界和魔鬼。是这样的。(这个东西老是掉下来,也许我应该把它拿在手里。)这些见证中有一件尤为突出的见证让我印象深刻,都是很伟大的见证……但其中一件是那位普洛曼弟兄的见证……克罗威尔弟兄,他的……神是如何对付克罗威尔弟兄的。多少人听过他的见证?哈姆博士和我前些时候讨论过这个问题。

4

呐,你看,克罗威尔弟兄,作为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已经尽力了。他的好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奥尔·罗伯茨弟兄,也为他祷告过,但他似乎没有什么变化。然后他想,“哦,要是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我就会好。”呐,我就为他祷告,仍然没有变化。有一天,我站在他身边大约有四十五分钟,他和他可爱的妻子都在那里,想看看主是否会在异象中对他说些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结果,医院里的医生们给他做完手术,说再没有希望的时候,他陷入了绝望……或者说,他再也不抱多大希望。当他走到了路的尽头,神至高的恩典介入了。耶和华的荣光穿过屋子落到他身上,他就……说“沐浴在神的美好中。”当爱投射出来的时候,就是神至高的恩典介入的时候。它每次都会这样行事。

5

你知道,我们人类做事情多么喜欢依靠自己,这是个奇怪的现象。但我们是神的儿女,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找个位置坐下来,等到神出现,按照他的方式行事。留意小孩子的行为;今早我有幸和一位来自芝加哥的,非常优秀的医生共进早餐,之前我就坐在那里和他交谈。我们正在谈话,他也许…他知道这一切,我很确定他知道。

很多时候,你有个小孩,他有点“闹脾气”,我们家乡是这种说法。哦,他又踢又叫,根本停不下来。他屏住呼吸,要撕碎一切。通常会有一位母亲过来摇一摇他,把他抛到空中,试图让他歇下来喘口气。我认为历史上并没有过一个人会死在其中的情况。他只要跑到路的尽头,自然就会被接管。我们基督徒有时也是这样:我们不得不跑到路的尽头,让恩典来接管。我们必须耗尽所有的神学理论,这样神才能真正开始工作。你相信吗?神行事隐秘,大有奇事。
6

呐,我注意到,我们每一个人,作为神的儿女……我曾多次回想到五旬节。他们在那里说,他们都同心合意的聚在一处。呐,哪里有团契,哪里就有力量。如果我们只是知道,我们每个个体在某种意义上都是创造者。呐,我想你理解那一点。通常,正如我今早所证明的那样,主之所以没有让我成功,是因为这样:我在病人队列中为病人祷告的时候,我必须融入到他们艰难的处境中。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让你叫一条只是让人们如羊群穿过院子一样经过这里的祷告队列。你必须去感受站在你面前的那个人的需要。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得不到那种感受。

7

就像保罗·雷德曾经说过,有一天早上他要去工作……他和他的妻子闹了点别扭。他说当他离开的时候,他和妻子吻别,妻子一直在哭。他说他以往总是走到大门口,然后转身说:“再见。”妻子说:“再见。”所以那天早上还是老样子:临别时他说了声“再见”,接着妻子说了声“再见”。他走到街上,开始想,“如果今天我出了事怎么办,或者她出了事怎么办?”他说,“我想万一我们不可能在这世上见面了。”他这样想着,说神开始管教他。他飞快地跑回家里,猛地推开门。她还站在门后哽咽着。他说他没有再对她说一句话,只是把她拉过来,又吻了她一下,然后转身走了出去。他走到门口,转身对妻子说了声:“再见。”妻子说了声“再见”,然后闩上了门。他说,“不一样的是,最后这一次里面有了感情。”他真诚了。所以事情就是这样:里面必须要有一种感情。必须从你身上投射出某样东西去接触与你正在交谈的人。

8

几周前,在墨西哥,我们正在讲台那里传讲。有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走到讲台前。我低头看着他那双皱巴巴的老脚,那双脚可能从没穿过一双鞋。哦,可怜的老人,他只是想跪下来,掏出他的念珠,或者说是祷告珠,还有他们要念的东西。于是我扶起他,握住他的手腕,说:“不必这样做。”但当他双臂抱住我时,这个盲人……我想,“你知道,如果我爸爸还活着,他应该和这位老人差不多大。现在我脚上穿着一双鞋。”我低头看了看,那双鞋他穿不上,否则我就送给他了。但我感受到那个可怜的人是如此贫穷。我便知道,他也许从来没有吃过一顿好饭,几乎没有衣服穿,也许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会知道生活中有许多重担,而且他还被关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我的内心开始流血,“哦,神啊,一个像我这样的人,对这个可怜的人有感情,他所爱的,吃的,喝的,他的生活;他是个人啊,他处在这样的地步中。”他那双苍老的手搭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拍着,我一边用双臂抱着他,一边为他祷告。我说:“天父,如果这人的样子使我看到就感动,那么你会怎样呢?”过了一会儿,我听见他在尖叫,走了起来;他已经恢复了视力。

9

呐,这是什么,这是爱。爱,我的弟兄们,今天早上我意识到我站在这里用七年级的教育对学者们传讲。但是,无论我们有多少神学理论,还是有多少种方法引用圣经来佐证我们的观点,这都没有任何区别,永远不会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爱:“方言终必停止;预言终必归于无有;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但爱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13:8)今天早上,我们处在这样的聚会中,作为基督的百姓,面对现今世上的巨大危机,如果我们能立定心志专注一件事,爱我们主耶稣的产业,我们就能感受到爱。前几天晚上,我正在堂里传道的时候,就在这个地方后面的教堂,我在那里传讲爱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对会众有感情,我们必须对他们有感情,我们必须爱他们。爱是神放在人手中的最大武器。通过……你骗不了人。你不能……

10

你知道我是一个狩猎管理员,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我母亲是半个印第安人,我喜欢户外活动。只是顺便一提,让你们知道我说这些话的意思。直到失丧灵魂的重担压到基督教会之前,我们都是在白费力气。让我们停下来……说……当然,我相信恩赐、神迹和奇事,那借着身体就可以运行,但让我们把对失丧灵魂的爱放在首位。让我们心里产生这个负担。

11

圣灵首先给犹太人作记号……他到耶路撒冷,只去到那些为城中所行的可憎之事叹息哀号的人那里。呐,也许今早,我们要迎接这个挑战……一切荣耀,一切权柄,神借着这场聚会赐给我们这里的一切,以及我们所看到的伟大事情,昨晚有多少张面孔是为明尼阿波利斯的恶行而叹息哀号呢?瞧,就是这样。祂只对那一类人做记号,瞧。

12

呐,来看看爱是如何投射的,这是……你可能觉得这个很好笑,但这事就像我站在这里一样真实。有一次我在野外巡逻,当时我是狩猎管理员,就在我所住的布鲁克农场下面,一头巨大的根西岛公牛杀死了一个黑人。于是这头牛被卖给了另一个人,那人就把它丢进牧场。我知道那头公牛在那里,但我从没想过……我正在溪水边翻着一些鱼玩,我想起一个叫我去为他祷告的人。所以,当我翻过山为那人祷告,正好离一小堆灌木丛的栅栏大约三四百码远的地方时,这头根西岛公牛在那里睡觉。当我走近它时,它醒了,它是个杀手。我回头望见那栅栏,离我太远,跑不过去;而这头牛又离我太近,那里没有树可以让我躲起来。唉,我想,“这下完了;我不能再走了,因为如果我试图逃跑,它就会追上我,所以我该怎么办呢?”

13

呐,我们陷入这些危机之时,正是神至高的恩典介入之时。曾经发生在我生命中的东西,我希望它将……它既来了,便永不离开。希望存在某种能让我拥有能力的方式,将这一点投射到这群男人女人身上,让它永远不会离开你。就像俄勒冈的那个疯子,他跑到讲台上要杀我,你们很多人都读过那本书。那里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我猜,你常常会想,那些事情是如何发生的。那是一种……莫要轻视那个人,尽管在那里他想要我的命,但神的爱临到了他。他骂我是伪君子,草中的蛇,几千人坐在台下,他朝我的脸吐唾沫,向后举起拳头,说:“我要折断你身上的每根骨头。”可能有当时在场的会众坐在这里。我没有轻视他,而是在我需要的那一刻,有件事……恩典进来了。恩典降下,进入我的心里投射出神的爱,使我能投射给他,我想:“站在那里的是一个人,像个男人……像我一样。”我说,“他也吃也喝,也有家人,但魔鬼捆绑了他。”于是神的爱环绕我,那人就俯伏,摔倒在我脚前。当爱被投射出来的时候,恩典就会介入。

14

想要杀我的这头公牛,它站起来,盯着我,鼻子喷了三四下,犄角顶到地上。我环顾四周,什么也没有。作为一名管理员,我本应该带枪,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没带枪;我本可以杀了那头牛,然后赔个价钱。但我没有枪。神看到了我没有枪。所以神想在危机时刻展示属于他的神的恩典。有样东西打动了我,比枪或者世上的任何武器都要大得多。正是神的恩典柔软了我的心,使我想到那只动物,想到它跟我一样都想活下去。我没有恨它,尽管它打算要我的命,我爱它。这听起来很幼稚,但却是真的。

15

当那头牛向我冲过来时,我说:“属神的受造物啊,我是神的仆人;我作为一个将死之人,收到了主给我的呼召。我们的造物主已经差派我,很抱歉打扰你的休息,但是奉创造我们彼此的主之名,过去躺在树下。”当它靠近我,只有三英尺远的时候,我已一点也不惧怕那只动物,就像我毫不恐惧坐在这里的属我的弟兄。某种神的爱,完全的爱驱散一切的恐惧。它停了下来。它只是看起来筋疲力尽;它朝两边看了看,转身走过去,躺在那棵树下。我走过离它三英尺的地方,安全地穿过田野。

16

当爱投射出来时,神的至高恩典就会来接管。那正是发生在我们弟兄身上的事。当他信任我和罗伯茨弟兄时……或者,罗伯茨弟兄和我,还有每个人,那么神就不得不向他证明他是神。连医生也不能为他做更多的事了,我借着我的恩赐帮不了他——异象之能不起作用,此时神就在这巨大的危机中,此时就是神的爱去到一个地步的时候。罗伯茨弟兄医治的恩赐不起作用,我异象的恩赐不起作用,医生不起作用,然后神至高的恩典就会介入,带下祝福。

17

一天,我正在院子里割草:我正在前院割草,割了几圈,然后我必须快速返回后院,换下衣服,去为人们祷告。我还没来得及到后院,前院的草已经长出来。有一天下午,天气很热,我脱下衬衫,想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再割几圈。在篱笆旁的一个角落,我忘记那里有个马蜂窝。我的电动割草机撞到篱笆,惹到了那群黄蜂,当时我没穿衬衫,你知道什么是黄蜂吧。它们非常生气,我被它们一下子包围了。只要一只就能杀掉你;如果你的头,头顶或者太阳穴的某个地方被蛰了,你就会死的。所以在那种危急关头,在我无助地站在那里的时刻,神的至高恩典接管了,有事情发生了。尽管看起来很幼稚,我还是喜欢那些小家伙们。他们……我想,“它们呆在它们的巢里。神凭着祂的智慧,出于某种目的把它们安置在这里,它们本就呆在巢里,是我打扰了它们。”他们从来没有主动来打扰过我;是我打扰了他们。我说:“神的小家伙们,我是神的仆人,我一会要去为他患病的孩子们祷告,而我需要割草,我打扰了你们。很抱歉打扰到了你们,我爱你们。”如果你是认真的,它们会知道的。如果你连蜜蜂都蒙骗不了,那就更骗不了人了。你必须知道你所谈论的东西;你必须知道。

18

我说:“神的小受造物们,飞回你们的巢里去吧!我会注意,不再打扰你们。”到处都是大黄蜂。在审判的日子里,我要去见神——你们也一样——那些大黄蜂成团飞舞了两三圈,有一只径直飞过去,然后藉着恩典,藉着征服的爱,奉耶稣基督的名每一只都飞回了巢里。被杀羔羊你的宝血,永不丧失能力;被赎教会,洗得清洁,永远与罪隔离。借着信心,我见此泉从你伤痕流出;被赎的爱,成我诗篇,一生铭刻肺腑。

19

他的作为多么奇妙。他竟可以如此行事!不久前(去年)你们的基督徒商人在这里刊登了一篇文章。我心里一直记着,我不妨说出来。今天早上坐在这里的梅西耶先生和戈阿德先生当时就在我家。在自然中彰显……神在自然中运行。爱征服一切。当爱被投射出来的时候,恩典就会出现来帮助它。这才是真正的征服之爱。后来,有一天早上十点钟左右,一只老负鼠沿着小路走来,站在门廊上。你们很多人都听过这个故事。她来了,走进来,她的胳膊……或者她的腿全被狗之类的东西咬烂了,全身都是苍蝇,还有蛆虫,虫子在那里飞了很多天。我以为它患有狂犬病。我对孩子们说……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孩——我们正在读报纸上的消息——她抱走了她的孩子,把婴儿包好,然后将孩子淹死在河里。

20

后来我们去到外面,才发现负鼠妈妈生了九个光溜溜的小负鼠宝宝,大约有一英寸半到两英寸长。负鼠白天不出来;它们是夜间觅食者。所以当我看到她的时候,我以为她患有狂犬病。我们在她身上放了个耙子,发现她不停地在咬那条腿。我说,“看,这只负鼠身上的母爱比那个把自己孩子淹死的黑人女子要多。”是的。我拿起耙子。她没有躺在那里做别的,而是起身离开了房子,精疲力尽,倒了下来。我说:“你看,她只能活几分钟了。但正是这样的母爱使她把余下的几分钟奉献出来,母爱迫使她把那几分钟留给那些宝宝们。比起那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女人,这只动物对她的孩子有更多的爱。

21

一整天,她躺在阳光下[听不清]小负鼠们在吃奶……吃她的奶。那天晚上伍德先生过来带我出去休息一会儿。回来时是11点钟,她还躺在那里。

我说:“她要死了。”伍德太太对我说:“比利,你为什么不杀了她?”
我说:“我做不到,伍德太太。她是一个母亲。”
“好吧,”他说,“那些小宝宝会死得很惨的。你得给戳戳她,看她是否还活着。”
我说:“不行,她的心脏全坏了。她的腿全被咬坏了。”
说,“唉,她非死不可。”而且说,“她只是在受苦。”说,“杀掉她,只是人道的做法。”
我说,“但是,伍德太太,她是一位母亲,她在为那些孩子们奋斗。”
说,“孩子们会死得很惨。杀掉她,就能抱走那些小家伙们。”她是一名兽医,她说:“把它们扔在地上,杀死它们或怎么样,它们会很快死掉。”说,“你是猎人,为什么你不掏出枪,毙了他们呢?”
我说:“我是猎人,但我不是杀手。”
22

第二天早上,我的小女儿利百加起床了,她今天早上坐在这里的某个地方,她很早就去到了门廊上。我看着她。我起床;我整晚都没睡好。我知道,根据对自然保护和动物生活的研究:如果那只负鼠能够爬动,那么在太阳落山的时候她就会移动。还有其他猎人……或者,环保主义者都知道这一点。她本应该会在太阳落山的时候爬走。但她整整躺了一夜,那些小负鼠们正在使劲从妈妈身上吸奶。

利百加对我说,我八岁的小女儿,她说:“爸爸,你要杀了她吗?”
我说:“不,亲爱的。”我说:“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快回到屋里找妈妈。”
我走过去,用脚碰了碰她,露水落了她一身,她还躺在那里,但我看到……她的嘴角在动;她还活着。我想,“哦,我能做什么?”我让利百加回屋。我走进书房,坐下来。我坐在那里,搓着额头,心想:“哎,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只动物。”
23

就在这时,有声音说:“嗯,你昨天还在谈论爱。这只负鼠非常爱她的孩子们,我把她送到你家门前,她在这里躺了二十四个小时,该轮到为她祷告了。”我愣了一下,我说:“天父,如果一个人拒绝去爱她的孩子,而您把爱放在动物身上,动物不能……动物没有魂,圣灵必须把它从树林的什么地方引向那条小路,转到唯一有大门或篱笆的地方。”我说:“对不起。”我走到那里说,“天父,如果是您引导这只哑巴兽来接受祷告,而我是如此迟钝,如此繁忙,以至于根本没认出是你,那么我祈求,神啊,请您医治这只负鼠。”因着我们站在全能的神,我庄严的审判官面前,负鼠转身抬起头来,抱起她的宝宝,放在她的口袋里,向空中甩了下尾巴,径自踏上了征途。负鼠走到门口,转过身,好像在说,“谢谢您,先生,”然后就带着孩子们直接朝森林走去。

24

它是什么?当爱投射出来时,神的恩典就会来到它的位置并给与帮助。爱在这黑人女孩的心中失败,而那只负鼠爱她的孩子们,神的恩典为了一个交托的祷告差派一个动物到那个地方。若神的恩典对一个动物产生那样的作用,那么对于一个将自己奉献给主耶稣基督的爱并认识祂的人来说,将会发生什么呢?

25

不久前,有一次我们从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出发,遇到一场暴风雨,飞机降落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我在皮博迪宾馆住了一整晚。当我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告诉我,“明天早上七点飞机将会起飞,有一辆汽车会来接你。”我说:“好的。”第二天早上我五点起床,写好了几封信;我想我应该跑到邮局把它们寄出去。我走到街上。我第一次见到你们这些五旬节派会众大约是八年或者十年以前。我走在街上,哼着小曲:“我心依傍主十架,在彼有生命泉。”当我走在街上时,有声音对我说:“停住。”你相信人被神的灵引导吗?是的我们相信。有声音说,“停住。”我就停了下来。我离邮局还有一段距离,那是圣灵。今天我很高兴他仍然是圣灵。我停下脚步,去到一个小角落;我祷告;我说:“天父,是你在跟我说话吗?”正如你听到我的声音一样清晰,有声音对我说:“转身回到你来的那条路上。”

26

你曾听说过这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吗?那么我就跟从那个引导。我转身往回走,经过宾馆,走到另一个地方。我想,“神呐”。看下我的表。哎呀,飞机该起飞了。有声音不停在催促我。当我继续前进时,有声音不停在说:“继续前进。”我离开城市的中心区,顺着河边一直往下游走。我想,“我在这里做什么,还要继续走吗?”我不知道。很多时候你不需要知道,只要神的恩典在引导你。我朝河边走,看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错过飞机起飞的时间了。但圣灵说:“继续前进。”我一直往前走,直到我进入黑人生活区。

27

那里是一个狭小的黑人区,有许多小房子,当你走进去的时候就像下山一样。我走在那里,我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典型的杰迈玛老大婶,她是黑人妇女。我哼着你们五旬节派的会众唱的那首小曲,“我真快乐我是其中一员。”我边走边想,春天里的美丽清晨,太阳高高升起,山边传来的气味,那是忍冬和玫瑰在山谷里散发的芳香:多么美丽的地方啊。我在此时此地被圣灵引导。我看着这位老黑人妇女。她看见我走过来,就开始擦眼泪。她又看了看。她擦去眼泪,笑了起来。我想,“她在想什么?”我不再唱歌,走了过去。

她说:“早上好,牧师。”
我说:“早上好,大婶。”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怎么知道我是个牧师?”
她说:“牧师,请等一下,”她说,“你读过《圣经》里那个书念妇人的故事吗?”
我说:“读过,大婶 。”
28

她说:“我就是那一位妇人。”说,“我曾祷告同一位神,就是以利亚的神。”她说,“我呼求他,并且答应他,如果他赐给我一个儿子,我会爱他,照顾他,把他献给神。”她说,“主赐给我一个儿子。”说,“我爱过他,现在还爱他。”说,“我把他献给了主。”但是她又说,“牧师,我很抱歉,他走错路了。”说,“他已经昏迷两天了。”她说,“医生过来说他再也不会醒了。”说,“他不省人事。昨晚我坐在他的床边。”神至高的恩典出现显出了母亲的爱。她说,“牧师,昨晚我坐在床上。说,’主啊,你回应祷告赐我这个宝宝。我要把他还给你,因为我答应过你。现在,神啊,他犯了错误,跟错误的同伴交往,因为性病他快要死了——他的体内流满脓血。’她说,’主啊,我爱这个孩子。’”这里有爱。当爱被投射出来的时候,神的恩典就会介入。

29

妇人说:“我向您祷告,主啊,”说,“’您赐给我的宝贝就在这里,但是您的以利沙在哪里?’她说,’主啊,求您怜悯。’”她说,“我几乎整夜都在祷告。”她说,“今天早上,就在破晓之前,”她说,“我做了一个梦。”她说,“我看到一个人沿街走来,穿着浅棕色的西服,戴着一顶棕色的帽子。”她说,“主说,’我要打发他去。’”她说,“天刚亮我就一直站在这里。”我就是这么穿的。当背后伴随着正确的动机之爱被投射出来的时候,神的恩典就一定会介入。我不知道,就说:“嗯,你儿子快死了吗?”她说:“是的。”我拍了拍她的背,她潮湿的身上还沾着晨露。她头上绑着一件男人的衬衫。我想,“哦,神啊,一定是这样。”只要被神的灵引导。所有的希望都破灭了,但爱还在。爱没有恐惧;它等待恩典。

30

那天早上,我一进来,眼前掠过一丝古老的景像,还有挂着的犁尖,我走进房间……我去过王宫,去过美国一些最可爱的家庭,但我一生从未像那天早上走进又小又旧的黑人住所那样感到受欢迎。首先映入眼帘的那面墙上,不是什么海报,而是一句话:“神祝福我们的家。”地上铺着一次性地毯,还有一张贴着海报的陈旧的小铁床,但就是这样的家,基督在那里。我看到床上,一个大约二十岁,长得高大英俊的黑人小伙躺在那里;也许没有那么大——大概十八、十六岁。他手里抓着毯子,说:“呜,呜。”

我说,“他这样有多久了?”
说,“整个晚上,牧师。”
我说:“女士,我叫伯兰罕,你听说过我吗?”
她说:“没有,先生,牧师,我从没有听说过。”
我说:“我的事工是传讲福音,为病人祷告。”
她说:“我从来没听说过您,伯兰罕牧师。”
我说:“我从宾馆离开。我错过飞机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但我说:“圣灵让我返回到这条路上。”
她点着头说:“神告诉过我您会从这条路过来。”恩典,丰盛的恩典。
31

朋友们,我说:“我们可以祷告吗?”他说……我说,“他在说什么?”

说,“他喃喃自语。他以为自己在一片漆黑的大海上,他以为自己迷路了。”
我观察了他一会儿。他一直在说,“哦,天太黑了,天太黑了,天太黑了。哦,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划呀划,他像在船上划桨。
于是我说:“大婶,我们可以祷告吗?”
她说:“可以,牧师。”
我说,“大婶,你带领我们祷告吧。”
当那位虔诚、圣洁的老妇人双膝跪下时,她所做的祷告会使一个大天使的心颤抖。她向神祷告,说:“呐,神啊,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但我知道您正在行事。”那就是了。当她做祷告的时候,我只是一直在流泪。我抓住男孩的脚,看起来他快要死了,身体越来越冷了。医生说:“你要知道,他全身都是脓,而且脓还在流动;他心脏有个大洞。他已没有救了。”他们给他注射银……青霉素,其他任何东西都阻止不了——那男孩已经偏离太远了。
32

然后我说,“天父!”(她邀请我祷告)。我说,“这点使我无法理解。我已经赶不上飞机了,你让我走这条路。现在看来,唯一发生的事情就是你在这里。主啊,现在请垂听这位可怜又圣洁的老母亲的祷告吧。当我正在祷告时,我听到他说,”妈妈,哦,妈妈。“那是什么?恩典正在接管。他说,”妈妈……“老妇人站起来,她开始露出笑容,擦干她那胖胖的大脸颊;她说,”是的,亲爱的。“她说,”妈妈在这里。“男孩说,”妈妈,屋里变亮了。“神的恩典,锡安古老的船把他救了起来,使海平静下来。那是什么?

33

我离开那个地方,急急忙忙的走下去,叫了辆出租车去赶飞机。他们正在发出最后一次呼叫;飞机已经停在地上两个小时。什么?当被圣灵引导的神的爱投射出来的时候…想一想。因为一位没有学问的黑人妇女的祷告、她的信心和对她孩子的爱,神的爱与神的恩典让一架飞机飞不到天上去,按在地上,停那里不动。倘若因为那个让圣灵下来行事,那么像我们这群重生的人坐在一起,会发生些什么呢?过不了久,当时我在乘坐一辆火车。我下车。如果你们去过孟菲斯,你就会知道火车是怎么进站停靠的。只是停下来……我的朋友末底改·哈姆坐在这里,他知道这个地方。我出去买汉堡包。我不能在火车上吃;太贵了。所以我去买了一个汉堡包。当我跳下车正在等待换零钱的时候;当时我正要去加利福尼亚。我开始往前走,有人对我说,“你好,伯兰罕牧师。”一个戴着帽子的黑人小伙说,“你好吗,牧师?”我说,“早上好,先生。”我继续走,我想,“也许他参加过我的某场聚会。”说,“你不认识我吗,对吗?”我说,“是的,我想我不认识。”说,“还记得主带领你去见我妈妈的那个早晨吗?”“”是的,难不成“他说,”我就是那个男孩。“他说,”伯兰罕牧师,现在我不但得医治了,而且我得救了,我正在服侍医治我的主。“

34

哦,那位母亲试尽一切办法后,她的祷告、奉献和爱把他带到教会,让他受了洗。她所做的一切,偏偏是为了这样的人。有一天,疾病进来,死亡守在门口,在这残酷的时刻里,神的恩典服从神的爱介入其中。我的弟兄姐妹们,今早作为你们的亲弟兄,在这个伟大的神圣时刻里,藉着这位主的伟大运行,我想对你们再说几句,主耶稣基督即将来临,我们正在努力做这个,做那个,得着这些,建立这个教派然后运营下去。我们已经走到路的尽头。正是在这场聚会里,所有人,无论在哪里,都只是在等待一个伟大的运行。我们得到了这个、那个,或其它的东西;传道人们已经谈论其它的一切。但神的爱仍然留在我们心中,相信神将要在奇妙中运行。

35

当我们走到路的尽头时,正是神介入恩典的时候,神要进行接管,彻底改变,把它变成一场老式的、神所赐的圣灵聚会。我的弟兄们,你们相信吗?让我们起立。我们举办过医治聚会;我们建立过教派;我们经历过各种各样的事情,但是,天上的神啊,我们已经走到路的尽头。我们没法糊弄过这次复兴。神啊,您已经差派葛培理、杰克·舒勒;他们都来自伟大的高等学府,学术化的教育机构和神学院。您已经差派属神恩赐的人来拯救病人。您已经差派人说方言,翻方言。您已经给我们赐下神迹奇事。但是,哦!神,我们属肉身的心仍然受到爱和怜悯的感动,相信您赐给我们的丰盛超过我们曾经遇见的一切。我们站在路的尽头,举起双手,我们爱您。

36

神啊,让神的恩典现在来接管,赐福我们,行人所不能行的事。天父啊,为着神的荣耀,求您应允。愿圣灵在会中作见证,罪人能去到祭坛前,会众能重温誓言,一切偏见和分歧能从心里除掉,男人和女人能生活在一起。这场聚会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随着神的爱在彼此心里被神投射出来,他们建立一个这样的团契直到神的爱在这里完全接管,彰显神迹奇事,因为世界从未见过任何事物像圣灵那样,它可以运行一整天。全能的神,求您应允,我奉基督的名祷告,阿门。

37

我的弟兄们,我的姐妹们,现在让我们站起来往这边看。那边的姐妹,请给我们起个调:

福哉爱的捆绑,捆绑我们相契;
同一的心彼此交通,就与天人无异。
当我们作为同胞彼此紧握双手时,愿那成为我们心中的祷告,并让我们晓得总有一天我们要离开这个世界。让我们伸出手来,握住彼此的手,,不是互相仰望,而是仰望神至高的恩典在这周余下的时光能凝结出爱的恩赐,做一些我们未曾看到其成就的事情。现在大家一起(唱)。
福哉爱的捆绑(举起你们的手),捆绑我们相契;
同一的心彼此交通,就与天人无异。
每逢彼此分离,寸衷惆怅难言;
但身虽离,心仍合一,希望再会眼前。
38

亲爱的天父,今早请您垂看这一幕,垂看那些爱您的饥渴之心。愿他们的爱在彼此心中悄然而生,环绕在屋里。您带着恩典过来,用圣灵给他们每个人施洗。求你应允,主。今早当我们站立,求你让路德会信徒、浸信会信徒、卫理公会信徒、五旬节派信徒一起握手,说:“团结我们则站立,分裂我们则倒下。”愿永生神的伟大教会从得胜迈向得胜。求主赐给他们平安。今早就对会众说话,让他们明白您神圣的计划,愿神的恩典藉着圣灵浸透我们的心,我们奉基督的名祷告,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