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128 启示

1

谢谢你,弟兄。晚上好,朋友们。请坐。很高兴今晚又回到欧文斯伯罗问候罗杰斯弟兄和姐妹,以及欧文斯伯罗这儿的朋友们。很多时候我们想到你们这里的所有人。主耶稣大大地祝福了你们。上次我在这里,我想你们这里的会堂还没有封顶,我们只是……现在里面有了实木地板,做得不错。很好。

2

虽然天气糟糕,但我们很高兴今晚来到这里。那天……是昨天,撒但对我说:“你知道,雪太大了,去不了那里。你到不了那儿。”

我说:“哦,不,不,先生。”主已经赐给我们这个应许:“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是的。那是我们的应许。不是对我们祷告的信心,而是我们有信心做主说做的事。“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就必得着,必成就。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就必得着。”这是不是奇妙的应许?想到这个真使我们感觉太好了,我们仁慈的天父因着他的恩慈赐给我们这个特权,可以得着我们所要或渴望的东西;当然,只要是在他的旨意里。我们知道,如果是照着神的道,那就是神的旨意。这样我们就知道是他的旨意了。
3

几分钟前我跟一个卫理公会传道人坐在车里,他跟我一起下来,是个很可爱的好弟兄,还有他的妻子及家人。进会堂前,我们正在谈论那事。他在说……柯林斯弟兄,我说我总想找出的第一件事,就是做这事是不是神的旨意,然后检查我做这事的动机。如果我没有私心或别的任何东西,我也知道那是神的旨意,而且正因为那是神的旨意,我是为了这个目的去做的话,那么神不会让你失望的。如果它是神的旨意,但你有自私的动机在里面,那这就跟不是神的旨意一样,因为它行不通。但当所有的线路都通畅了,声音都清晰了,那时,在信的人,就凡事都可能了。

4

自从我上次见到你们,时间的长河已经流逝了很多的水。我相信大约是两年或一年前?大约两年了。我去了印度、瑞士、德国和很多地方,看到我们亲爱的天父领失丧的罪人到他宝贵、流血的肋旁,还看到他医治人们,行神迹,当然,神迹是带领人回转。回到家后,我休息了一下。

5

据我所知,我的下一场医治聚会是几个星期后在旧墨西哥,在墨西哥城举行斗牛的那个竞技场。我们会从18日呆到25日,巡回整个地区,探访弟兄们。你们这里的牧师说:“为什么不下来为我们举行一两场聚会呢?”我正好转身对从河对面来的我的表弟费伯特弟兄说:“不行,费伯特弟兄,我来不了。”大约两天后,我说:“是的,罗杰斯弟兄,我可以去,因为我……”罗杰斯弟兄他不许我说“不行”。后来,费伯特弟兄今晚来,说:“伯兰罕弟兄,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费伯特弟兄,稍后我们会找你。”
6

多少人知道费伯特弟兄?哦,好的。我直到前不久才知道他是我自己的表弟。他是我姑姑的孩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名叫费伯特,他是那里的一个传道人。嗯,他说:“比利,你不认识我吗?”他说:“你知道,你爸爸和我妈妈是兄妹。”

这是一个伯兰罕,瞧?姑姑嫁给了一个费伯特,就是这样,他是一个费伯特,我是一个伯兰罕。所以我们……他是个好孩子,很好的孩子,是罗杰斯弟兄一个亲密的朋友。
今晚在我的房间跟他交谈,他说:“让费伯特弟兄上来唱歌。”我就说:“费伯特弟兄,你最好穿上外套。”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有一个弟兄的祷告会,我必须参加。”他为此请求原谅。他今晚要回去参加祷告会。所以他很高兴知道罗杰斯弟兄会为主继续前进。喂,那边是个浸礼池,是吗,弟兄?[原注:弟兄说:“是的,先生。”]
7

不久前,一个卫理公会传道人坐着看我,笑了。我在一间卫理公会教会,这人是海德公园的一位卫理公会牧师,我起名叫杰弗逊维尔公园卫理公会教会。一个晚上我去探访他,要为他讲道。他说:“你们知道,我要去比利的教会。我带了几个想要受浸的人。我们走进那个……你管它叫什么来着?”

我说:“让一个卫理公会的信徒说出那个词实在是太难了,叫浸礼池。”他有一个约这么大的小池子放在那里,你知道,若是我渴了,我几乎可以把它喝干,放在那里施洗用。我说,让一个卫理公会的信徒说出“浸礼池”这个词实在是太难了。他就笑了,说:“我想我们这里应该有一个。”
我说:“呐,你开始做对了。”罗杰斯弟兄,看来你已经做对了。很好。
8

我告诉你,我和新阿尔巴尼主街卫理公会教会这个弟兄的交通……他和我在肯塔基州山谷对面长大。当我在杰弗逊维尔牧养教会时,有人进来,一个悔改信主的,我会说……他会对我说:“呐,伯兰罕弟兄,我要你给我行点水礼,因为我告诉你为什么……”他说:“我所有的家人都是卫理公会的。我想要行点水礼。”

我说:“呐,弟兄,你在我这儿不会成为一个好会员的。”瞧?我说:“但我这里有卢姆弟兄,是你见过的最好的人之一。”我说:“我带你去他那里,他可以给你行点水礼。”我说:“他是个好人。”我说:“那里干得不得了,却是个好教会。”
当他有一个悔改信主的,这人说:“哦,卢姆弟兄,我想要你给我施洗,因为我的家人都是浸信会的。”他会说:“你知道,你在我这儿不会成为好会员的。”但又说:“我的比利弟兄在杰弗逊维尔,你最好上他那里去。我会告诉你。他可喜欢水了,会把你淹死的。他会按住你,直到最后的泡泡冒出来。”
所以,我们就是这样相处的。如果所有的教会都能像这样相处,就不会……这时我们就要开始千禧年了,是吗?当大家都能彼此团契,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那有多好!将来会这样的。
9

我去到世界各地,看到各种光景,想起来太糟糕了。明天,可能是下午和晚上的聚会,若主愿意,我想传讲“这时候的迹象”。我盼望神帮助我们,能清楚地启示你,让你看到我们正生活在主耶稣再来的影子里。他在圣经中预言的一切事现在应验了,主耶稣随时都可能来,没有废掉一节经文,乃是应验经文。我相信这比你想的还近了。

10

不久前在瑞典,战后我去了那里。对不起,是芬兰。他们那里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时期 ,德国人和俄国人,还有连续的两次大战,他们那里真是经历了非常艰难的时期。战场被用作打仗的地方,他们没有机会把庄稼种下去。呐,他们差不多只能靠小麦和大麦生存了,到了晚秋,他们就……妇女在外面。他们没有拖拉机,很穷。男人女人把犁套在身上,用那种像耙子,像有轮子的盘式耙子犁地,刚够翻动土地的。他们没有时间耕地,因为秋雪就要来了,春天以前再也看不见土地了。

11

他们只是随意把地翻一下,赶紧翻一下。夜晚来临,也不停止,整夜耕地。甚至小孩子,像坐在前面的这些小男孩,提着灯笼跑在妈妈前面,也许小女孩在这排的另一头,在某处照看婴孩。妈妈套着犁拉着耙子,翻土,晚上男孩提着灯笼跑在前面:昼夜翻土,仅仅够把种子撒进去的。因为如果他们没有在下雪前把种子撒下去,来年就没有庄稼了,就会饿死。他们就会死。

我边看边思考,我一边看一边想:“神啊,这对主耶稣基督的教会是何等的启示啊!”我们必须到处翻土。也许我们没有时间在全国举行全时间的复兴。在某处翻土,把道撒进去,因为黑夜来临,就没有人能做工了。如果我们现在不把种子撒进去,明天就没有庄稼了。基于这个思想,让我们低头祷告。
12

我们仁慈的天父,今晚我们感谢你给我们这极荣耀的特权,又聚在一起,当时间要融入永恒时,我们在这边还有一个晚上。

我们为有机会在自由的国家传福音而感谢你,这里门仍然敞开着,为一群爱听福音,甚至在天气这么恶劣,雨雪交加的晚上也来到这里的人而感恩。路上湿滑等等,但他们仍然来听福音,福音从来没有失去能力,也永远不会。当基督向一个堕落的世界被举起时,那就是这世界所拥有的最大的吸引力。父啊,我们为这些事感谢你。
13

今晚我们聚集在这个教会里,我们祈求你祝福在神同在中的每个灵魂;主啊,我们不知道他们来的目的。很多人心上有负担,也许很多人犯罪,离开了神的旨意,也许很多人生病,需要你的医治。很多人在困境中,有家庭问题,妻子、丈夫、孩子。神啊,不管是什么,我们来传讲你,我们祈求你满足我们今晚所需要的一切,当聚会结束这些门打开,人们走出去,往各自的地方去时,愿他们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主啊,请应允,今晚说话。

祝福这里的牧师、我们亲爱的弟兄、你的仆人罗杰斯弟兄、执事们、工作人员、普通信徒,以及每个从其他教会来探访的人。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这祝福,阿们!
14

今晚我们要……我们要读的经文,让我们翻到旧约,读一节经文,选个主题,如果我们能称之为主题的话。

昨晚下去……在牧师住宅,星期五一直都是传道人的日子,我们可以让传道人来,哦,昨天人太多了,因为知道刚发生的大异象,我们就要投身于我一生所知道的最伟大的事了。一些人一直留到凌晨一点,后来我必须早点起来。今天下来这里,嗯,我走进房间,关上门,有人敲门,是费伯特弟兄。他离开的时候,我们必须赶紧下去买个三明治,我说:“伍德弟兄,你先上去,到了回去的时候,就告诉我。”
我脱了外套,甚至还没有换衣服,脱了外套,坐下,打开圣经的书页,有人敲门。是伍德弟兄,说该去教会了。所以我来了。今晚我对你们讲道时,请你们为我祷告。
15

我们要读《列王纪下》4章30节选一个小主题,当我们查考神的道时,也许神会给我们揭开一段上下文。

³⁰孩子的母亲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想一想。)于是以利沙起身,随着她去了。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读的这段话。当我们读旧约时,我们的心思被带回去,因为旧约一直是我喜欢讲的书卷,它是新约的预表。如果你能把新旧约合起来,你就……甚至小孩子都能对神的旨意是什么以及神怎么做工有个头脑上的概念。
16

呐,今晚我们思想时,这是先知以利沙。前几个晚上我刚讲到他,刚才我们进来时,这个又出现在我脑海里。我问我的小女儿八岁的利百加,我说:“宝贝,以利亚和以利沙的差别是什么?”

她说:“哦,爸爸,以利亚更老。”
我说:“是的。”我说:“如果你看到他们走在路上,如果你看他们,除了年龄,还有什么差别呢?”
她说:“哦,我知道年轻先知是秃顶的,孩子们笑他。他因孩子们叫他秃头,就咒诅他们。老先知是更老的人。”
我说:“呐,以利亚还有别的东西。”他是个浑身是毛的人,腰束皮带。圣经说他是个浑身是毛的人,腰束皮带。在以利亚身上的灵加倍地降在以利沙身上,后来从行大神迹的那些人身上回来,第一次在那里行神迹奇事,第二次行双倍的神迹奇事,后来又降在另一个人身上,他根本没行神迹。
17

不知道你们男孩子或你们一些人能不能告诉我,第三个拥有那灵的人是谁?你能告诉我吗?嗯?哪个学生能举手告诉我第三个拥有同样灵的人是谁?嗯?施洗约翰。他从旷野出来。耶稣说:“这就是先知说要来复兴万事的以利亚。”这使约翰穿得像以利亚,也许举止像他,但约翰没行神迹。同样的灵被预言今天要再次降在地上。我相信今天它就在地上。它藉着一个大能的神人传讲悔改的伟大信息,这人没有行神迹,没有讲神迹,却向这个世界大声传讲了悔改的信息。耶稣紧跟着约翰来到,没有传讲太多,也不像个传道人,却行了神迹奇事,印证约翰的事工是合时的,得了印证。

所以我们感谢主,活着看见历史重演的日子。我们正活在那个日子。
18

以利亚,我总认为他是个高大的人,高个子,也许皮包骨,我们看到当神的灵降在他身上时,他是个无所畏惧的人。他不管任何人怎么想他,或世人要说什么,只要神的灵在他身上。

你知道,我有点相信那差不多是教会或任何人现在或任何时候的态度。疾病或任何东西都搅扰不了你,只要你知道神的灵在身边。即使一个人病得再重,只要圣灵进入房间,膏抹那个人,几分钟后你就会看到一个改变的人。
19

前几个晚上我去看一个快死的孩子,躺在医院里,胎儿早产,必须得剖腹,胎儿已经死了四、五天,导致尿毒症。哦,情况糟透了,很难输血,心脏膨胀了好多倍。医生说她活不了两个小时,她堕落了。但当我跟她说话,说:“亲爱的姐妹,你在那里受洗了,在教会里出生长大的。”

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游荡得太远了。”她说:“可是,哦,我结婚了。我嫁了一个罪人男孩。我活不下去了。”她说:“去年夏天,我差点要淹死了,我呼求怜悯。”她说:“后来神警告我回去,说我的时间快到了。我没有去。”
她说:“呐,它又来了,我知道你在镇里,所以我打发人叫你,伯兰罕弟兄,”在氧气罩下挣扎着呼吸。后来我们跪下,我说:“姐妹,今天耶稣乐意带你回去,就像那天他在祭坛上接受你一样,更愿意,因为你仍然是他的孩子,只是偏离了他的旨意。”她挣扎着把脸转向神,眼泪从她年轻的脸颊上流下来,十八个月大的孩子离世了,一个死在子宫里,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不到五分钟,妇人在氧气罩下坐起来,说:“伯兰罕弟兄,有什么事发生在我的魂里。我又与神和好了。”
当医生看到时,说:“瞧,发生什么事了。我相信明天早上我们可以动手术把胎儿取出来了。”
看到当神的恩膏降临时有多大的不同吗?意义不同了。她曾害怕去想:“哦,真是……这就是了,这就是了。”但当神说话时,一切都放下了。
20

以利亚是无所畏惧的人。我相信以利亚在事工的日子里行了四件突出的神迹。以利沙行了八件突出的神迹,因为他拥有双倍神的灵。你查考过那些先知,看到那里有基督和教会多么完美的预表吗?

当以利亚知道他要离开,神要取走他,他去,找到在田里犁地的以利沙,因为神的灵已经吩咐他去找以利沙。当他看到以利沙时,就向他跑去,将袍子披在他身上:一个迹象。当以利亚这么做,以利沙说:“容我先去吻别我的爸爸妈妈。”
你注意到这件事吗?很奇怪,他被允许去吻别他的爸爸妈妈。但在新约圣经,人不被允许去吻别爸爸妈妈。主说:“任凭死人埋葬死人,你只管跟随我。”事情不一样,但我们没有时间讲那个,也许以后会讲。
21

以利沙去杀了他犁田的那对牛,取了犁田的器具,堆在田间,生了火,用火烧了器具,烤了牛,献为祭物。那是什么?这对世人的一个记号:他斩断了一切的联系。他真的出去,投身全职的侍奉了。他出去,作为神受膏的先知,也许他在地上再也没有看到他爸爸一眼。那就是为什么他吻别他们。不但如此,他工作用的器具,他在田里烧了,向神献祭,表明他真的变卖了一切,成为主的先知。今晚我们可以从中得到何等的功课,即每个到基督跟前的人,手扶着犁开始,即使是回头看,都不配犁田。

今天,我们之所以经历现在这种时候,是因为有太多半截儿的转变、知识的转变。一个有理智的人身体里有两个不同的要素,其中一个是推理;其中一个,推理是属理智的,是知识的。另一个是属魂的,不推理,只相信神的道。
22

你知道不久前他们说……科学嘲笑圣经,圣经说:“因为他心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他说:“圣经完全混乱了,因为人心里没有智力去思想。”但去年科学证明了神是对的。他们发现在人的心里,不是动物的心里,而是人心里,有一个小心室,里面甚至连血细胞都不存在。他们说那是魂的住所,人的魂住在那里。

23

呐,你们每个人都有经历思想……哦,有人说:“它不可能发生,不会发生。”但你魂里有东西告诉你它会发生。别人说什么都没关系,即使看起来再不合理,然而你看起来却好像知道事情一定会那样发生。那是因为你的魂已经见证了,你已经像圣经所说的弃掉了推理,弃掉推理。

我想要今天在这里的每个基督徒,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这都不要紧;现在那跟这个都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早已经远离了那种争论你属于什么教会的东西,因为圣经明明地说:“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关键是你是不是与神和好,这才是主要的原则。
24

呐,头脑会推理事情。你在医治布道的复兴会上能看到人们头脑里的这种东西。他们会说:“瞧这里,这根本不合理。”一位女士坐在轮椅上。我不认识她,从未见过她。但也许她瘫痪了。瞧,我不知道她有什么问题。不管是什么,就说她瘫痪了,也许在那里坐了很多年。但瞧,推理……医生说骨头上钙沉淀;你再也不能动了。也许脊椎断了;也许有那样的问题。也许一个瞎子坐在这里,眼睛瞎了。你说:“哦……”推理。“医生……我去看过最好的医生,他们告诉我说我永远好不了了。”哦,头脑上的推理会说:“是的。”但是,只要你呆在那个头脑的推理上,你就决不会有好转。

25

呐,圣经说我们必须弃掉推理。当你的魂说:“耶稣是我的医治者,现在我相信接受,”推理就出去了。你的魂居首位,不管神说什么,都不会推理,它会接受神的道。就是这个带来结果。就这么简单!

这不是什么人去到另一个人那里,说:“呐,我有能力医治你。我有能力做这事,或者……”不是。这只是简单接受神的道。你的魂总是同意神的道,但你的推理会不认同。
一个人说:“我活不出生命。”
那天那个悔改信主的女孩,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活不出来。”那是推理,但当它击中她的魂时,那就变成了实际。就不再是推理,而是接受神的道。阿们!注意,当你把推理扔掉时,魂就会清楚地回应。
26

不久前,我听说一件事,有个属于某教会的妇人。我讲了两三次,也许不是在这里讲,因为它刚发生,一个妇人……哦,她住在教堂附近,嫁给了一个男孩。男孩悔改信主了,但妇人没有,所以她……他们从街坊搬走了。她是教会的司琴,她搬到另一个街坊,那街坊的女士不像另一个街坊的女士那样道德、清洁。她们穿着这些短小的衣服出去,在院子里割草等等,这是不对的。

任何重生的人都知道那是错的。嗯,只是魔鬼使你脱光衣服。圣经里没有人做那些事,除了鬼魔的能力。世界充满了那些事。人们甚至认为那么做也很虔诚。嗯,那肯定是魔鬼。
27

所以这个妇人说:“呐,等一下,我妈妈只是个老古董的基督徒。如果别的妇人能像我一样站在教会里,为什么我不能像他们一样做呢?”瞧?那一开始就在她的头脑里。她说:“我可以像她们一样好,大家也都认为她们很好。”瞧,那是推理。

呐,她的魂会告诉她那是错的。但她把这个推到一边,还是去那样做。“教会中的女士大多数都抽烟。”这是女人在这个摩登时代所做的最残忍、最糟糕的一件事。瞧?但她说:“如果别的女士能抽烟,为什么我不能抽?”于是她开始那样做。哦,那么可爱……
她丈夫告诉她,说:“亲爱的,我们不……我们不做那种事。”
她说:“瞧,约翰。”她还是那样做。瞧?
28

这个魂,圣经说。听着。圣经说:“犯罪的魂,他必死亡。”“死亡”这个词的意思是“隔绝”。换句话说,不信神话语的魂最后必与你隔绝。呐,死亡,如果我现在死了,或任何基督徒死了,都不会跟神隔绝,因为“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瞧?但你们会彼此分离:分离。

妇人继续让那魂担忧。最后那魂开始与她隔绝,离开。不久她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年轻人搬进这街坊,是个结了婚的男人,妇人开始跟这个油腔滑调的人有了很多的交往,他们开始……他去接她,然后去不同的地方,最后发展到在后面的篱笆旁跟她亲吻、晚安。不久,妇人离开了丈夫,他也离开了妻子,他们结了婚,这是违背神话语的。但那魂不信,最后就离开神,离开了。妇人凭推理判断。她仍然在教会弹琴,是个好会员,跟任何人一样好。
她跟这个男人搬到另一个街坊,继续进教会,她带着介绍信去另一个教会。你知道,紧接着,这妇人最后,此后……哦,如果那男人和任何女人或男人,无论哪个都应该知道,如果一个伴侣会对这个伴侣不忠,他或她也会对你不忠。所以,那个男的又找了另一个女的。所以那妇人又走了,东奔西跑,最后跟一个人同居了。
29

罪最后追上了她。她下身开始疼痛。她去看医生,那是恶性肿瘤晚期。医生说:“做好死的准备,因为它要来了。”

某个传道人,是我的一个朋友,去看她,要跟她谈她的魂。嗯,她一支接一支地抽烟,让他明白,说:“我从未派人叫你,我跟你一样好。”呐,那个态度证明了她是什么。她说:“我属于教会。我在教会长大。”
传道人说:“听着,我跟你属于同一个宗派吗?我知道我们的教会不教导那个。你必须要重生,才能……那人怎么样呢?”
她说:“你给我出去!要是我想见你的话,我早就叫人去叫你了。”
传道人说:“好的,我已经尽力了。”
30

后来我跟这传道人交谈,我说:“注意她。”呐,他想要让那女的做好准备,好让我能去为她祷告。我相信这女的本来会得到医治。我说:“你留意她道路的尽头。那是唯一的方式。因为她犯了那个罪,去推理,而不是听从她的魂。但有一天那个魂必追上她。”

当她到了要死的时候,然而,牧师和她以及房间的人像平常一样,认为她没事,绝对相信她没事。当她到了要死的时候……头脑是靠着血液和神经来运作的,会在你死的时候灭亡。你的头脑和推理要废去,因为推理不可能进入神的面前。它会跟神推理。活着的是魂。
呐,当她的血液停止流经她的脑细胞,神经停止,她的记忆和推理开始崩溃。后来发生了什么?她使那个魂担忧,这魂向她死了这么多年,开始赶上她,她叫起来:“我的神啊,我失丧了!”
牧师说:“瞧这里,这里,这里,亲爱的。”
她说:“我失丧了!”
医生跑过来,说:“她歇斯底里了,给她打一针。”她还是喊出来。医生又给她打了一针,最后嘴唇念着这话死去:“我,我失丧了!我失丧了!”这一针止住了那个见证。这针封住了她的嘴唇,叫别人的耳朵听不到。但那个有意识、忧伤离开的魂,会一直纠缠着她直到永远。
31

记住,不要依靠推理。你要肯定你是对的。有一个办法那样做,就是接受耶稣基督,从神的灵重生,你整个的魂见证神的道是对的。持守它,相信一切的道,因为你的灵与主的灵同证。事情就是这样,要明白。圣经说:“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呐,那不是谈论路德派、普利茅斯弟兄会。我是讲圣洁派的人、五旬节派信徒和其他的人。是的。

32

注意。以利亚,他知道他站在神的面前,因此,他无所畏惧。当他准备离开时,他把毯子或袍子披在以利沙身上。以利沙破釜沉舟,宰了牛,烧了祭物,从所有的事中分别出来,跟随神。我们必须要这样做。那是去到主耶稣基督面前唯一真实的方式。绝对没错。

破釜沉舟,切断一切。如果你的同伴……应该说是协会,领你进台球厅,或领你进啤酒吧,领你进纸牌会,或其它的什么东西,当你到基督面前时,断开那些东西。除掉每一样东西,举起圣洁的双手,到他面前,说:“神啊,怜悯我这个罪人。”不管你属于教会有多久,那跟它没有任何关系。今天,很多残忍的事发生在人身上,他们陷入那个境况,因为他们相信的是教会而不是基督。
33

注意。下一件事发生,表明他们是预表和原型。以利亚回来,他遇见以利沙,说他要去另一个地方,去吉甲。“哦,”以利沙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为什么?他已经斩断了一切,他只有一样东西跟随,就是神。“我不能回到我的工作上;我已经把它烧了。我在地上最后一次吻别了我的父母亲。所以我要跟你同去。”当你切断一切时,就是这样的。是的。哦,以利亚说:“我要上去先知学校。”

以利沙说:“我要跟你一起去。”
他说:“你在这里等候。”
以利沙说:“我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以利亚去了先知学校,旅程的第二阶段。接着他又从那里去约旦河。他说:“我去约旦河,你可以留在这里。”
以利沙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离开你。”预表真教会跟随耶稣基督。
34

他们过了约旦河,意思是……约旦一直都是死亡的记号。他们过了约旦河,以利亚转过身,说:“你要我为你做什么?”

他说:“愿你的灵加倍地降在我身上。”
以利亚说:“你所求的事大。”神要我们求大事。神,他不会用尽上面的祝福。你不可能求的太多。你能想象一条大约这么长的小鱼在海洋中间说:“这水我最好别喝多了,否则说不定水会干的。”哦,那是极不可理喻的,然而这比认为神的祝福会向信徒枯竭还更不可理喻。整个天堂都属于你。
35

以利沙求了双份,以利亚说:“你所求的甚难。但我走的时候你若看见我,就必得着。”当以利亚被接上去时,以利沙定睛在他身上,他的外衣掉下来,双倍的灵降在以利沙身上。当这双倍的灵临到时,他去行了双倍的事。那是耶稣基督的预表。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在……当他被接上去时,门徒看见了,在同一座城里等候,直到应许降临,耶稣受膏的圣灵双倍地回到教会。所以,如果你的魂被搅动,推理被弃掉,对又真又活的神就没有不可能的事了。“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
36

以利沙,难怪他被膏抹。一件很突出的事,当你被膏抹的时候,人们知道。他们可能在心里或推理说:“哦,那家伙疯了。哦,我……”但他们内心佩服你(是的),内心。

他们可能跟你争吵,因为他们想要认同他们的推理;但他们内心佩服,除非他们的魂被烙铁烙了,以至除了推理没有别的。因为如果你是个真基督徒,活出真正的生命,活出道来,神与你同在,如果人们的魂还跟神有接触,大家都会同意。阿们!那就是我认为有关宗派的争吵没必要的原因。肯定是的。
37

注意。有个妇人,书念人,不是以色列人,是书念妇人。她是个了不起的妇人,因为她相信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她相信以利沙代表神,她听说了以利沙的神迹,知道以利沙所行的事。她听到别人见证。“信心是从听道来的。”

今天教会疏忽的就是为我们大有能力的耶稣作见证。我们试图限制他,试图说:“哦,他是以前的。”但他今天跟当时是一样的。有这异象的教会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该疏忽,无论往哪里去,都要传讲耶稣活着并掌权,那是……
38

妇人意识到以利沙是神的仆人。当他们要经过那条路时,妇人总是想法给他一点恩惠,想要善待他。

如果有什么事是我们应该的,就是彼此善待。当你看到一位弟兄或姐妹有错,决不要……决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守着,为那个人祷告。善待他们。如果神的灵在你里面,你就会彼此善待。耶稣说:“父啊,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
我们要以主的事为念,如同主以父的事为念。他有同样的灵开始行父的事,完成赎罪,开一条路,让我们能传送这信息,如果那灵在你里面,你对人就会有同样的态度:尽你所能的帮助他们,不管他们是谁或他们在哪里。你想要帮助人们,阿们!这话有点严厉,却是真理。是的。朋友们,时候到了,我们接近终点了。必须得成就一些事。
注意。我们必须马上拥有被提的信心。我相信。明晚我传讲主的再来,之后我要你们就这点进行讨论,看你认为这到底有多近了。
39

注意这个。这个书念妇人,她对丈夫说:“你知道,有一个路过看望我们的圣人。我求你,我们在屋子旁边为他盖一座小房子。换句话说,当他来到这个街坊时,我们想尽量靠近他。我们知道他是个犹太人,我们是外邦人。但他是个圣人,我们认出他是。我们相信他是个真实的人。我们有足够的钱这么做,所以让我们在房屋旁边盖一座小房子,在里面放一条凳子,一张小床,当他路过时……打一些水,装在水罐里等等,他可以恢复一下,躺下,舒展身子。”神预知万事,为此做了预备。阿们!

神知道万事。他无所不能,无所不在,无所不知,他知道万事,当世界……天上还没有一颗星星,空中还没有一点光,神就知道曾经活过的每个先知或男人女人所做的每件事。他是无限的。他警告他的子民把事情准备好,就像在上古洪水毁灭的时候,就像他今天让人们准备一样,就像他让那个妇人准备一样。注意那张小床之后所成就的事。哈利路亚!
40

注意。她铺了床,因为她得到启示要那么做。当神给你启示要做一件事时,如果你做的事是正确的事,就去做。不要等到明天。当神说做时,就去做。她能够做这件事。

呐,首先,你不想要是狂热者。但如果它符合神的道,就去做。如果神现在对你说话,或今晚或明天,或你生命中的任何时候,你知道你没有活出你应该活的东西,你知道你宣称的东西,其实你魂里根本没有,你不能向神隐藏。你应该纠正自己,每天只要太阳照耀,你就应该更多地跟神生活在一起。去到神面前,求神赐给你那个,神必那样做。因为是启示在那样引导你,那是神的旨意。
41

这个妇人说:“我相信。”换句话说,如果我能这样戏剧化地描述一下……“老公,这是个神人,有东西告诉我说,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我想问你一下,因为你是老公,是家里的头,所以我想问你能不能让我找木匠来,在那儿为这个圣人盖间小屋。老公,不管怎样,我认为我们应该给他买一张小床,放在那房间里。那该有多好,我真的觉得有带领那样做。”

你有过那种带领吗?神以神秘的方式带领,做工,行他的神迹。如果妇人没有那样做,会怎么样呢?如果她没有做,会怎么样呢?就会是可怕的黑暗和悲剧。但因为她没有失败,照神带领她的去做了,就有了祝福和喜乐。瞧?照圣灵说的去做。圣经说:“不管圣灵说做什么,赶快去做。”阿们!
42

现在留意她。她把小房子盖好了,把东西放在里面,每次以利沙路过,都有地方住。一天,以利沙来了。妇人正在为他预备,知道有一天他会来。

同样的事有一天要发生在那些人身上(是的。),那些预备等候主再来的人。有一天他要来,你必须在这里面预备一个地方。现在就把它准备好,因为那是唯一会跟主同去的东西。我们的房子,我们的家,我们的土地,我们的名望,我们的肉体,我们的衣服,我们要放下这一切,留在地上。但里面的这个东西要与主同去。把它准备好;现在就预备好。不要被迷惑。
我站在很多快死的人身边,他们以为自己是对的,最后却发现自己错了。所以,在主到这里之前,接受严肃的警告吧。要有一个为主预备的地方。
43

以利沙来了,看门的也许说……如果你知道东方人做事的风俗,这人说,走出去说:“呐,神的圣先知啊,这里有一个地方为你预备了,是我的女主人预备的。她给我权利告诉你进去。你会发现一切都给你预备好了,我去打点水。你可以休息一下。膳长或者说厨师一把晚饭准备好,我就把烤羊羔和饼给你拿来,你可以休息一下。这是我家女主人的盛情。”

哦,以利沙说:“哦,太好了!告诉她我说谢谢。”她去了。以利沙上去,看到房间每样东西都擦得锃亮,干干净净。当耶稣来时,他想看到你也是这样的:不是被很多世俗的东西,而是被洗净人的福音擦亮。不是粉刷,而是洗白净了(阿们!),你生命中的一切都被圣灵的净化洗净,把你从世界上的事中分别出来。旧事死了,过去了,一切都变成新的了。你看到吗?好的。
44

注意。以利沙走进去,说:“瞧这里,太好了不是吗?给我预备了这么舒服的小床,我想我要躺一会儿。”脱掉凉鞋,仆人已经洗了他的脚,他躺在床上,说:“哦,这太好了!”

我想知道基督今晚要是来到我们心里,他会不会看到一颗没有属世之事的心,使他能成就经上所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就必得着安息。”与基督同安息,这是何等美好的事!
45

那天晚上,主给了我一个关于安息的信息。整个基督信仰的原则都是奠基在安息上。晚上大约十点我醒来,我没有会众可以传讲,所以我就,哦,我走过去,叫醒妻子,向她传讲安息,直讲到凌晨一点,很好的会众。但我心里火热,安息。我说:“为什么我们愁烦呢?主说:’你们心里不要愁烦。’我们只要安息。’你们可以到我这里来,就必得着安息。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得着安息。”

然后,我说,一旦你来到基督跟前,一旦相信他,一旦接受他,进入安息里,世界上一切的事都好像死了。你就得着了安息,魂里的安息。你进入那种状态,就是这样。你与基督同安息。
46

呐,以利沙躺在床上,休息,这时圣灵临到他,说:“去问这个书念妇人,为她一切的好意,我们能给她做什么呢?”

呐,如果你想神对你好,你也得对神好。到他那里去。如果你是罪人,想要得医治,就先来,将你的生命给他。先来,如果你只是教会会员,想要是基督徒,就先来到基督跟前,之后你可以是教会会员。
瞧,以利沙得着了休息的地方,接着圣灵降在他身上。他说:“去,看我们能为这妇人做什么。”他说:“我可以跟元帅说话,我可以跟王说话。换句话说,他们让我下去见他们。我为他们祷告了等等,我跟他们熟悉。我可以跟他们说吗?”
妇人说:“不,我只是住在自己的民中。我是个外邦人,这对我不算什么,但是我……”
瞧,很多人,当你为主做一件事时,你想要,哦,你想要为此吹号。瞧?“你知道为什么那个教堂有那么好看的窗户吗?你知道是谁做的吗?你知道,是我做的。”
当你做的时候,自己守着就好了。耶稣这么说:“你施舍的时候,不可在人前面吹号,因为他们会给你赏赐。要藏在心里,父在暗中察看,必向你启示,在明处报答你。”
47

注意。我爱这点。哦,这真是简单明了的古老福音,但它的故事永不过时。注意。妇人处在这情形中。不,她不要。基哈西向以利沙走来,说:“她没有孩子,她丈夫也老了。”

所以以利沙说:“回去,告诉她,明年大约这个时候,她必怀里抱一个儿子。”
哦,我想象妇人心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我生孩子这么大的好事临到我,这怎么可能呢?但我不怀疑。”当这事成就时,当一个人在圣灵的恩膏下说话,事情就必发生。那是先知。
事情照他所说的发生了。妇人生了一个孩子,她爱这孩子等等。
48

孩子到了大约十二岁,一天,他跟父亲去田里,也许父亲七十岁了,是个老人,出去收庄稼,因为他也许是个富人,孩子一定是中暑了什么的。他开始叫:“我的头!我的头!”他叫一个仆人把孩子带到妈妈那里,妈妈把孩子放在膝上,到了晌午,孩子就死了。

呐,孩子死了。如果神给她孩子,却又把孩子从她手里取回去,孩子对她有什么益处呢?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如果她只是个不冷不热的教会会员,这时她就会变得苦毒了。但她没有,她是神所祝福的,因为她做了预备。当事情发生时,她带了孩子(看她怎么做的),带孩子出门,走到街上,拐弯,把孩子抱进以利沙的屋里,放在以利沙的床上。把他放在何等的一个地方,放在以利沙的床上!
瞧,我想要说妇人得了启示。历代以来得了启示的人举止在世人看来怪怪的,但他们总是遵行神的旨意。保罗从身上拿了手帕和围裙,送给病人和痛苦的人,这是一件怪事。里面的东西……哦,我希望我能让你明白这点。有件事……
呐,如果医生站在那里,会怎么样呢?妈妈带着这个僵硬死去的孩子来了,他中暑倒下,翻了白眼,嘴巴张开,舌头吐出来。妇人抱着死去的孩子过来,走过去,把他放在传道人的床上。嗯,他会说:“你狂热。”妇人不会理会的。她做的正是她的启示告诉她做的事。
49

我在这里停一会儿,可以吗?你知道永生神的教会……我要说点什么了。但永生神的教会完全是建造在属灵的启示上。是的。它始于伊甸园,当时亚当和夏娃、该隐和亚伯……两个男孩都上去神面前,建一个祭坛,敬拜神,两个人,一个是信徒,另一个是不信者。如果神只要求你对他有信心,相信他,加入教会,献祭,神谴责该隐就是残忍,不公平,因为该隐跟亚伯做了同样的事。看到魔鬼今天让人怎么样吗?他们以为:“哦,我去教会。我肯定相信神。我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

地狱的每个魔鬼都相信同样的事。他们公开承认这点。是的。魔鬼说:“我们知道你是谁,是神的圣者,”在成千上万人面前公开承认他是神的儿子。他们没有得救。转变是一个经历,重生。注意多么荣耀啊,何等奇妙的事!
50

呐,当妇人意识到这个启示在她身上时,她完全地顺从了,因为她知道这跟超自然的事完全一致。

你说:“伯兰罕弟兄,你在讲什么?”我想要把你的信心奠基在一个水准上:神是全能的、至高的、满有能力的、无所不能的。他没有改变。他的本性没有改变。我的本性可能改变;你的本性可能改变;但神的本性永远不会改变。如果他还是创造天地、手里拥有所有权能的伟大的耶和华神,他今晚就还是一样的耶和华。如果他是全能的神,他就能做一切的事。如果他不能做一切的事,他就不是全能的神。启示告诉你这点。推理会说不是这样的,但启示说是那样的,从魂来的启示,不是从头脑来的。
头脑的推理、人造所谓的神学会使你很虔诚;会使你相当虔诚,守安息日,做其它一切的事,却否认全能者行神迹和超自然事的存在。圣灵岂不是说末日他们会那样吗?“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教会,醒来吧!
亚伯怎么知道要如何献正确的祭物呢?他得了启示。
51

总的来说,今天的人做事都像该隐。他们说……毫无疑问,该隐说:“如果我们建一座精美的祭坛,把坛弄得漂亮,因为耶和华要在这样一个地方敬拜。”他拿了野地的百合花,把花放在坛上。他拿了地里的出产,放在坛上。他把这一切搞得漂亮,建了一座华美的教堂,一座精美的祭坛,跪下来,说:“耶和华啊,我把这个献给你。”但神拒绝了。

今天,人们想要去更好的教会,因为那里的人穿得更好,牧师更正规一点,没那么狂热,像他们说的。你知道世界的头脑是神的敌人吗?这世界的智慧在神的眼里是愚拙的。神藉着愚拙的讲道,他喜悦拯救世人或相信他的人。这个跟那个多么相反啊。现在我们快点结束或得出结论。
52

留意一会儿。当亚伯凭着启示上来,没有什么美丽的地方,但他凭启示上来。他没有圣经告诉他那是羊羔。但神向他启示是羊羔,而没有启示告诉他说不是……该隐说:“哦(推理),是果子,我们……他们一定是吃了苹果,所以我要拿果子作供物,耶和华必接受这供物,因为这看上去更好,所以耶和华必接受这供物。”

今天,人们想同样的事,避开传福音的小宣教团等等,有时候避开人,因为他们穿得不怎么时尚,像我们说的那样。他们想要举止像世人,跟世人一样,像我刚才跟你们讲的女人。因为那是推理,你不能凭那个判断。是的,先生。是凭着启示。
53

耶稣从变象山下来。现在我们封住这点。耶稣从变象山下来,他对使徒们说,他说:“人说我人子是谁?”

其中一个说:“你是以利亚。”
另一个说:“你是那先知。”
还有一个说:“你是耶利米。”
他说:“但你们说我是谁?”
彼得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他说:“西门,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
54

书念妇人就是凭这个判断。把一个死去的孩子抱到传道人的床上是不可理喻的。但启示说话了。如果启示对你说话了,说你一直把教会当儿戏,如果启示今晚告诉你这是摆脱你肮脏习惯的时候,就当听从启示。这是圣灵说话,开路。决不要拒绝,若是什么事……除非这违背神的道。你所做的一切清洁、公义的事都跟神的道一致。它是一致的。阿们!

不管人们想什么,不管别人说什么,是启示在带领你,如果它符合神的道,如果它符合神的道,就是启示在带领你。
55

妇人抱着孩子,走过去,放在以利沙的床上。发生了什么事?她丈夫进来。人们哭泣,尖叫,失常;孩子死了。但妇人……阿们!我爱这点。她的信心在行动。她相当冷静。在关键时刻有东西临到了她。有东西抓住了。如果在死亡的时刻有东西在家里抓住,今晚当主耶稣基督的再来临近时,岂不更该抓住吗?

有东西临到了她:启示。她走过去,抱起小家伙,放在先知的床上。她丈夫说:“哦,亲爱的,哦,亲爱的,我们要怎么办呢?”
她说:“老公,一切平安!”阿们!她的信心使她行动。坐轮椅的那位姐妹,无论你多么相信神是医治者,但如果你的信心不能行动,你就得永远坐在轮椅上。但当你的信心能行动到一个地步,以致你魂的深处能这么说,不是推理,而是这里有东西这么说,弟兄,那就会有事情发生了。你开始动起来,因为不可能不发生。是真的。
56

这时你看会发生什么。她说:“给我备骡子(阿们!),全力地往迦密山骑。”我喜欢这样。她说:“备好驴子,往前走,我若不吩咐你,就不要停下来。”我喜欢这样。她上路,去见神人。她有一个需要,她知道以利沙是神的代表。她不知道以利沙会恢复孩子的生命。但她知道以利沙已经彻底地被显明并被印证是神的仆人。

今晚,圣灵是他在这里的印证,他的能力与信徒同在。巴不得我们能藉着带领我们的启示认出来,在关键时刻使我们的决定符合神的道,而不是符合邻居所想的或符合别人所说的,或我的牧师所说的,或我的会员所说的,我的邻居所说的,而是符合神带领你做什么。
57

妇人做了决定。他们上了骡子,走了。她想:“如果我能去到神人那里,就必找出为什么。”当她来到……神不总是把所发生的事告诉他的先知们。他想告诉他什么,就告诉他什么。神是至高无上的。

你永远不能看到人们去全世界各地,随便医治人等等。我一生尽我所能地否定这点。这是你在布道大会上观察的原因。我严肃地观察一切,先看异象,神要说什么。因为你可以跺脚,踢腿,膏抹等等,如果魔鬼有权利在那里,你心里还有什么没有承认的,或有任何不信、任何怀疑,任何的东西,你拒绝做或不做的事,魔鬼就会留在那里,因为他有权利。是的。耶稣从不随便医治。他说:“若不是父先显给我看,我就不做什么。”你决不能跟耶稣同在飞机上。
58

不久前,某个宗派不信神迹的传道人,现在甚至不信圣灵的洗,他对我说,他说:“听着,传道人。”他说:“如果你是使徒,如果你是先知。”

我说:“先生,我从未那样说。我既不是使徒,也不是先知。”我说:“我是主耶稣的仆人。”
他说:“如果你是医治者。”
我说:“我从未说我是医治者。”我说:“主耶稣是医治者。”
他说:“但如果你像使徒们一样。”
我说:“从来没有,只是藉着同样的恩典得救。”
他说:“哦,你宣称拥有同样的圣灵?”我说:“现在你开始对齐了。是的。”
他说:“如果你像拥有圣灵的使徒,为什么你不去医院,说:’你们每个生病的人,起来,走出去。’他们每个人都必顺从,做你告诉他们做的事。”
我说:“你相信耶稣仍然救人吗?”
他说:“绝对相信。”
我说:“你去那些低级的酒吧,去赛马场,去酒吧,说:’你们每个人都是基督徒,出来,从世界出来。’”
他说:“如果他们相信,我就能。”
我说:“我也是。”是的。肯定的,是那样的。是基于赎罪祭,没错。
59

他说:“哦,伯兰罕先生,你记得,”他说:“使徒从未犯错。他们祷告的每个人都得了医治。”

我说:“你最好不要把这话告诉我八岁的女儿。她会让你为自己感到羞愧;你还不如她明白圣经。”我说:“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人还不如她明白圣经。”嗯,我说:“当耶稣从变象山下来,使徒们在那里竭力要赶出一个患癫痫孩子身上的鬼。那人来说:’我带他到你的门徒那里,他们不能对他做什么。我带他到你这里来。’”
耶稣说:“你不信要到几时呢?”把孩子带到他那里,对他没有问题。他是神。他只是叫出那鬼,鬼就离开了孩子。
使徒们说:“为什么我们赶不出去呢?”他们失败了。
保罗听任他的朋友提摩太生病,患胃病。保罗。但他们尽了他们所有的能力做。耶稣拥有圣灵是没有限量的;我们拥有圣灵是有限的。他说:“你怎么能谴责一个人?”
我说:“谈到一些失败,如果你是基督徒,为什么你不谈一些成功呢?”因为他的心远离了神,他的知识通过他拥有的一些神学经历在驱动他。我说:“就是这样。”
60

他说:“哦,如果你是……我听你在一篇讲道里说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那就让我们看你掰开饼,喂饱五千人,让我看你变水为酒。”

我说:“我们是在婴孩阶段;我们正在上升。如果我们能快点把你们这群形式化的狂热份子挪开,我们就能那么做了,但我们正在做……”我说:“呐,医治不再有疑问了,甚至医生都认出来了。全美医药协会最好的机构都认出神的医治藉着耶稣基督的血而来。是的。”我说:“如果我们能把你们这群不信者挪开一段时间,让神在人群中运行,你就会看到这样的事发生了。我们正在上升。看看这些神迹,耶稣以同样的方式开始,不断上升,最后就是死人复活了。”
61

注意,妇人去见先知,先知说:“那书念妇人来了,神向我隐瞒在她心里的事。”先知不知道。他看到妇人来那里,就说:“基哈西,我有点担心这事。你跑出去,问她出什么事了。我见她看上去满了愁苦;她低着头,几乎把那头老骡子骑死了,她来了。你去问她出什么事了。”

基哈西跑出去,说:“你平安无事吗?你丈夫平安无事吗?孩子平安无事吗?”
瞧,这是一句总令我震惊的话。妇人说:“都平安。”阿们!“都平安,”她的孩子成了一具尸体。“我丈夫平安无事;我平安无事;孩子平安无事。”
妇人来到先知所在的地方,俯伏在他脚下,开始向他透露。他对基哈西说:“基哈西,你手里拿着这根杖,动身吧。”
62

哦!今天传道人需要的就是一根杖,动身,把牛和器具烧了。准备好。他说:“你动身吧。若是有人邀请你去参加社交派对,你不要去。若是他们要有鸡汤晚宴,你不要相信。若是他们要停下来,在教会里玩邦科游戏,你不要相信。若是有人问你安,你不要问他安,只管径直走,把杖放在孩子身上。”那是今天教会的使命: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面的路程。《希伯来书》12章说:“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藉着信心神迹行出来了,“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我们为一些社交的小事停得太多;我们在容忍世界方面停得太多;我们停得太多,要看我们是不是有点太狂热。我害怕……跟那种狂热的人比起来,我更怕那种害怕的人。是的。
哦!我宁愿有点野火,也不愿根本没有火。我肯定愿意。如果世界寒冷,我宁愿在爆裂、跳动的火焰周围,也不愿在冰山周围。肯定的。不要画火。你不能靠画的火取暖;你必须有真正的火。不是使徒做了什么,而是圣灵在使徒里面,因为同样的圣灵今天让我们继续前进。
63

一百五十年前科学做了一个声明:如果一个人以每小时三十英里的惊人速度行走,地心引力就会带他离开地球,因为那时人还是坐牛车的。你认为科学今天还会回头看那个吗?不,先生。他们坐喷气式飞机每小时一千六百英里飞翔,还在往前走。我们到了这个地步,能相信圣灵的洗,能相信病人得医治;让我们继续奔向死人的复活和主耶稣基督的再来。

正如科学只能走到一定程度就开始退后了,我们……我们藉着从神儿子来的神圣应许有了敞开的资源,他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阿们!现在我感到很兴奋了。哦!想一想那个。“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神啊,我现在对病人有足够的信心;神啊,也让我对别的事情有足够的信心。我饥饿;我的食欲大开!我想要神更多的东西。
64

妇人说。她看到以利沙拿杖,像那样出去;她说:“那个不能满足我。”她知道,她不知道神是不是在那根杖里,但她知道神在那位先知里,所以她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我要知道神要我做什么。”阿们!

如果你不肯接受一些冷的土豆……原谅这种说法。如果魔鬼要告诉你:“哦,你去加入教会。只要站在边上;在千禧年某个荣耀的日子,必有病人的医治,必再有经历。”如果你想要魔鬼把那东西塞进你的喉咙里,等候别的东西,你正从馅饼、冰激凌、炸鸡和好东西旁边经过。阿们!
我不能满足于加入教会。我必须熟悉基督。无论你怎么挥动你的神学棍或量尺,“我不相信那个。”“如果你做这事,如果你做那事,如果你做这事。”我不喜欢那些旧的量尺。扔掉那东西,得到主耶稣。
妇人说:“我必不离开你,因为我知道你在这个里面。”我不知道主是不是在卫理公会教会或浸信会教会、五旬节派教会、路德派教会里。我不知道这个。但我知道的是:他在我心里。阿们!那是他居住的地方。
妇人说:“我必不离开你。我要跟你待在一起。”
65

哦,她坚持她的观点。她坚持她的信心相信。她经历了一切艰难险阻和各种东西、各种逼迫、各种嘲笑者、讥笑者,他们谁:“嗨,你知道我一直都觉得这个女人有点阴险。瞧她现在去哪里。”瞧,就是这样。你必须越过一切的障碍,破釜沉舟,去到基督那里。不管世界说什么,不管教会说什么,不管人们说什么,关键是耶稣说的才算数。

所以以利沙跟她一起去。你以那个方式去耶稣那里,他必跟你一起走过生命的旅程,到达路的终点。是的,他会的。有朝一日(哈利路亚!),我们都要去到那里。我想要……我想要他是我的好友。我的教堂会被烧毁,被原子弹炸飞等等,但我的主必永远活着。我想要在他里面。那是我的动机;那是我心里的愿望,就是在他里面。
66

注意。以利沙到了房间。现在快点,我们要结束了。他到了孩子所在的房间,他不知道。他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在地板上走来走去,人们在外面发怒,扰乱。他在地板上走来走去,来回走,直到圣灵深深地恩膏他。他跑过去,伏在那孩子身上,嘴唇对嘴唇,头对头,鼻子对鼻子,手对手,神的灵通过他去到那孩子身上,就像手按病人或别的。孩子打了七次喷嚏,活了过来。妇人的启示得了偿还。

67

弟兄,有一天,当太阳拒绝发光,当月亮下去,星星掩面不看地球,最后一篇道被传讲,圣经合上放在那里,教堂被炸得粉碎,岩石震动,呼喊,我想要认识主。阿们!正如诗人在歌里说的:“我能看到亚当摇醒夏娃,说:’夏娃,亲爱的,这就是了。’夏娃走过去,摇醒亚伯,说:’亚伯。’亚伯摇醒塞特;塞特摇醒挪亚;挪亚摇醒亚伯拉罕。”阿们!时候到了。认识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知道我的启示一直在带领我,虽然被归类为狂热份子等等,但这启示却把我带到正确的线上,带我到能得着偿还的地方。

作妈妈的,你们这里头发灰白的爸爸妈妈,不要灰心,你们的……带领你到基督那里的启示,你们经过许多的危险艰难困苦,不要灰心,某个早上,一定会偿还的,一定会偿还的。耶稣要来。我们要被提到空中与他在一起。
68

留意那个孩子,四肢摊开躺在那位先知的床上,启示已经在那里,预备好了。今晚神伸出双臂,你的心摆在那里。他想要在那里预备一个地方,以便他能来,降下来,把你抱起来,在复活中把你提上去。同一位全能的神,伟大的耶和华,他走到亚伯拉罕面前。有人说:“你说那是耶和华神?”肯定的,圣经说那是。有两位天使走过去。圣经说他们吃了牛肉,吃了……我是指牛犊,喝了牛奶,吃了玉米饼和黄油,那是神吗?是的,先生。圣经说那是神和两位天使。哦,我说:“你用自己的不信限制神。”我说:“神跟那没有任何关系。”

神说:“加百列,过来这里;米迦勒,过来这里,站在我旁边。”他说,[原注:伯兰罕弟兄吹气。]“走进那身体里。”阿们!伸手过去,[吹气]“走进那身体里。”他说:“过来。”一把原子,一些宇宙光,一些宇宙米,一些石油,这些组成身体的物质。他造了身体,走进去,走下去,跟亚伯拉罕交谈,身上沾着灰尘,背对着撒拉,撒拉在帐棚里暗笑。神说:“撒拉为什么暗笑?”
撒拉说:“我没有笑。”
神说:“哦,你实在笑了。”哈利路亚!他为自己造了一个身体,显现在亚伯拉罕面前。造了那身体的神,今晚我们的魂就在他的手里。让我们铺开一个地方,为他预备一个住的地方,某个荣耀的日子,当他回到地上,他要说话,我们要以他的样式显现,永远与他生活在一起。哦,我想要见他。我想要与他同去。我不管世人今天说什么。你也不要管。
69

今晚我在这里的罪人朋友,如果那个经历不是你的,神等候你。打开你的心,让他进来。不要接受推理;不要说:“哦,我一直是个很好的人。”那没问题。是个好人,这是件好事,但你重生了吗?你已经做了准备,当主经过时,他也必叫你死去的身体复活,带给你生命吗?我希望你有。如果你还没有,当我们低头时,愿你现在就准备这么做。当我们低头祷告时,请弹管风琴的上来。

如果可以,请大家都祷告。庄严伟大的时刻,今晚这里可能有一个小男孩,几天后也许神要使用他作传道人。也许这里有个可怜的罪人男孩或女人还从未接受基督。也许几分钟后生命会为他们改变。也许某个不冷不热的教会会员去教会,从未真正是基督徒,我的朋友,这怎么样呢?当你到了路的尽头,你的魂要像几个星期前在路易斯维尔那里死去的妇人一样吗?当你的推理崩溃时,你的魂怎么样呢?
70

我们的天父,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我们今晚将这群会众呈献给你。主啊,我们献给你,愿圣灵进入这群会众中搜索,在这些过道上来回梳理。我不知道,这可能是最后的呼召。

几分钟前刚读到,一个健康高大的巴士司机,开车超过一百万英里,来到这个城市和车站,感到有点不舒服,驶出车站,靠在路边,就死了。我不知道。可能是时候了。我们不知道。但是,父啊,网撒在水里。神啊,把鱼赶进福音的网里。父啊,为耶稣的缘故,现在就拯救那些失丧的、倒退的、不冷不热的和路上疲乏的。
71

当我们低头时,今晚这里有没有罪人男孩、女孩、男人、女人,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那是真理。我全心相信,现在我要向神举手,伯兰罕弟兄,不是向你举手;我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神赐福你,孩子。还有人吗?神赐福你,是的。还有人吗?

只要举手,说:“伯兰罕弟兄,现在记念我。我是个罪人。我真的想要与神和好。我知道我不对。不需要我……我的启示,有东西降在我身上,告诉我:’伙计,今晚就是你。’”主正在跟你说话。我整篇道都是对你讲的。但这是给你的。你从未准备一个地方,切断世界上的一切。你仍然有世界上的欲望。“哦,是的,我属于教会。”但世界和对世界的爱仍在那里吗?
72

这里有没有不冷不热的教会会员之类的人,愿意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愿神现在怜悯我。我还从未重生。我知道我属于教会。我过着忽上忽下的生活。但说到真正打扫屋子,为复活得新生预备地方,我还从未这样做,虽然我是个信徒。神啊,我想要你现在记念我,我渴望这样。还有,在我死亡的时刻,我要你记念我。”你愿意向神举手,说:“主啊,这是我对你的迹象。我要你现在记念我。饥渴慕义的人,我渴望有一个经历,平安地见你。”有谁愿意在会堂的什么地方举手吗?主与你同在。你愿意举手吗?还有人说:“神啊,今晚记念我,因为我在危难中。我处在危难中。我知道我……”

73

瞧,弟兄姐妹,不要当儿戏。不要当儿戏。不要开玩笑。要确定。瞧,也许你的良心已经被烙铁烙了很久了,但你内心里有东西说:“是我,我现在意识到我对神不忠。我不忠实,我里面有东西总是压制我。我没有完全的自由。在耶和华的荣光中,我不能向神隐藏。我有时候觉得我要走了;我有时候觉得我倒退了。我实在,我几乎活不出来,但神啊,我要你帮助我。我要向你举手,你帮助我。”你愿意举手吗?还有人举手,若是可以。等一会儿,看还有没有人。主耶稣看见你的手。神祝福你,先生。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先生。

当我们等候时,圣灵在说话。你在检查自己,看一切是不是都打扫干净?
74

有一天,某处的教堂里,传来管风琴悠扬的乐声,一个棺木从地板上吱喳吱喳地推过来。那将是你。是的,先生。那将是你。我想如果你处在那种境况,你要是能回来,你会说:“哦,让我从这里跳起来,在祭坛跪一会儿。我有太多事想要纠正了。”那时就太迟了。

现在怎么样呢?“今天就是救恩的日子。”你愿意吗?还有人吗?四、五个人举手了。你愿意说:“神啊,记念我,我在危难中;我现在凭信心上来。我真的想要把一切交给你,我可称颂的救赎主。我把我所有的一切给你。你赐给我,我交给你。我现在凭信心上来,藉着恩典,相信今晚主耶稣必用圣灵充满我。”
75

如果你不明白我讲重生的意思,我是指那些没有圣灵洗的人。那是新生。你愿意举手,说:“我现在相信;我想要领受圣灵。传道人弟兄,记念我。”神赐福你,姐妹。有人……神赐福你,先生。好的,何等的时光!

当我们再低头一会儿时,我想要唱歌。姐妹弹琴的时候,我们很轻声地唱这首歌。我想,你会不会上来这里,跪在这里,让我下去,跟你一起祷告,按手在你身上。“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在呼唤。”好的。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在呼唤,
呼唤……
76

神赐福你,小女孩。你要来吗?这位女士说:“我已经接受了基督,但是伯兰罕弟兄,我还没有重生;我还没有领受圣灵。我愿意领受圣灵。”还有人是这种状况吗?罪人,不管你是谁,远离了神,没有……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你要来吗?

这里来了一个男孩,甚至坐着轮椅上来将生命交给基督,作为一个罪人举手了。神赐福你,我的弟兄。主啊,请应允。[原注:伯兰罕弟兄跟那些人在祭坛上祷告。]
听着,你们举手的,愿意上来吗?这应该是给每个人的迹象。一个可怜的男孩甚至坐着轮椅上来,伏在祭坛上,在这里哭泣,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因为他说他是个罪人,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你要不要上来?
……归家,忧伤困倦者归家;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在呼唤,
呼唤罪人快归家。
77

多少人想要领受圣灵,你要上来这里,此时跪下,想要接受神,接受圣灵进到你心里,出死入生,一切都变成新的吗?你知道主正在跟你说话。在会众中看看。我感到惊讶,在一个教会里……你知道人们的心如此冷淡,甚至一滴眼泪都不流了。他们实在……他们变得太麻木了。这是这个时代的灵。我们到了末时,人心惊慌,困苦的时候,人的天性都没有了。神的爱似乎也离开了。但今晚在这里看到你们破碎,眼泪流在脸颊上,妈妈和女儿、爸爸和儿子哭泣,太好了!圣灵在这里。

78

你要不要上来?这可能是你的时候。记住,在时代结束的时候,我必须站在你旁边,我的朋友。记住,这不会是我的过错。今晚我正在把你献给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经历重生。你要不要上来?我们再唱一遍。你要上来吗?

温柔慈爱……
今晚,你愿不愿意来到这老式的,你爸爸妈妈曾经痛悔祷告的凳子前?
呼唤你也呼唤我,(神祝福你,我的姐妹。)
站在心门……
[原注:伯兰罕弟兄跟那些来到祭坛前的人祷告。]神祝福你,姐妹。我们的父,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你说:“你们若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请把耶稣的血赐给她,心……主啊。
79

你愿意效仿这个年轻女士所做的吗?她属于教会,但她意识到她没有行在神的旨意中。你不想上来接受吗?

罪人……
今晚,当我求你时,趁着今早还是白昼,上来凳子这里吧。现在还有人吗?也许趁着你们还在这儿,某个罪人正等着跟你一起上来,某个人。现在请哪个志愿者走到祭坛周围。走到这里,也许某个罪人或不冷不热的教会会员要上来。神祝福你,姐妹,用那样的真诚为失丧的魂祷告。
80

今晚坐在会堂里,我想跟你们大家说,我看到四、五个人刚才举手。今晚在我们中间,坐着一位优秀的卫理公会传道人,不久前他们去他那里。有人走过去,跟他交谈,他归向了基督,今晚是个被神拯救的好人,被神的灵充满,因为有人关心他,下去,跪下来,跟他一同祷告。你要来这么做吗?今晚他是个传道人,因为他来了。再来一遍,当我们再唱一遍,你要不要上来?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在呼唤,
呼唤罪人快归家。
他耐心在你心门外等候你,
等候你也等候我。
归家,归家,忧伤困苦者……
弟兄,你感到问题解决了吗?阿们!坐轮椅的男人刚才得救了,接受了基督,也正是他该得医治的时候。
耶稣温柔慈爱恳切在呼唤,
呼唤罪人快归家。
81

坐轮椅的姐妹,你是基督徒吗?你能把椅子推到这儿吗?把椅子推进来。弟兄,放在那儿。请人把她推到这儿来。她病了,需要医治。神赐福你,亲爱的姐妹,现在正是让她得医治的时候。还有人想要跪在病人周围,让他们过来。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地从生命水的泉源喝水。

神在这里,你相信吗?还有其他生病有需要的人吗?跪在周围。我们现在祷告。正是让圣灵满足需要的时候。“为何今晚不?”你知道吗?[原注:伯兰罕弟兄跟人说话。]弹奏“别让神的道离开”。
别让神的道离开,
你的眼睛向光关闭;
罪人啊,不要硬着心,
今晚要得救。[原注:伯兰罕弟兄离开麦克风。]
哦,为何今晚不?
哦,为何今晚不?
哦,为何今晚不?
哦,为何厌弃?
哦,为何今晚不?
82

哦,我的基督徒朋友,你不过来吗?有人想要跟我们一起跪在祭坛上吗?为病人祷告,我下去那里,有个男人快死于癌症,跪在祭坛上得医治了,接受耶稣作他的医治者。刚才下去那里,去祷告,按手在他身上。我希望你能上来。我相信神此时会赐给我们大大的浇灌,赐给我们所需要的。

当我们祷告时,所有想跪在祭坛周围的,此时你愿意来跪下吗?神祝福你,我的朋友,相信主耶稣。以利亚的神仍然活着。他仍然医治。他使身体灵魂都痊愈。他是全福音的人,是满有能力的人。全能的神,无所不能的神,无所不知的神,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只要过来,相信。你必得着。神那么说了。
现在,当我们聚在祭坛周围,所有关心的人,我们低头。当我们跪下或站着,或我们以任何方式祷告,大家都祷告。大家都以自己的方式祷告。以你在自己教会祷告的方式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