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108 神有一条预备的路

1

早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早我们又回到了我的教会,奉主耶稣的名藉着书写的道和为病人祷告来服侍他的子民。我自己来得有点迟了。

很高兴来到这里,看到这美好的日子,看到你们众人都出来侍奉主。你们今早有足够的力量来教会,对此你们不感到高兴吗?瞧?有很多的人不能来。他们在家里连上电话,度过一天的光阴,只是要听人讲。去告诉他们,说:“哦,星期天早上我们在我教会里为病人祷告。”那些进来的人,嗯,他们有几年没有走动了。想一想,你们今天能来这里。能出来是何等蒙福的事啊!
你知道,我曾经读到一句老谚语说:“我一直抱怨没有鞋子,直到我看见了一个没有脚的人。”所以,是这样的。如果你环顾四周,就会发现总有人比你的情况更糟。所以那是……
但想到今早,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位爱我们、关心我们的可爱救主,知道我们正在完成的这个巨大任务和我们所处的时间与压力,只是这个旅程的底片部分。有一天,我们要接受一个永不生病、永不衰老的身体。它永不……我们再也不用彼此分离了;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我喜爱交通。我相信,每个人,尤其是基督徒都喜爱交通。想到我们奇妙的交通,有一天我们要在一起,再也不用离开,永远不用离开了。再也不用担心孩子会不会受伤或什么的……不会有那样的事了,将是……再也不用担心我们的饭要从哪里来;它们一直为我们预备和准备着。那岂不奇妙?在那要来的伟大时代……那是为什么我们有教会,圣灵今天在这里,劝人们体贴神的心,让他们为那个时刻预备好。现在做出决定站在那边的人,就是将来永恒地享受那些祝福的人。
如果今天这里有人从未做出那种决定来侍奉主耶稣,我相信这将是你做出决定的日子,从今天起,你会跟一大群信徒联合,走向得胜。有一天它要结束。
弗雷曼弟兄,这里应该有一张凳子,如果你现在想过来坐,你可以坐过来。这里有一张椅子。我们的会堂太小了。我们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人。但是,从星期五晚上起,我们一直都是尽力领人进来,把他们带来,星期天早上我们可以在我的教会里为他们祷告。
世界,我们当然有一个生病的世界,许多人生病,患难,困苦。但就像我们说的,将来有一个时候再也没有这些了。当我们再也不要为病人祷告,再也不要为罪人祷告,那岂不奇妙吗?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消失在那忘却的伟大时代里,那时我们要与主同住。
呐,我们知道这里有点拥挤。我们希望我们能让你们更舒适,但我们做不到。所以,我们祈求我们仁慈的天父使你们心里对他的同在感到震撼,使你们在聚会进行时不会注意到你们所处的拥挤的状况。愿你们在主里面大得安舒。
呐,今天我们要查考一会儿神的道,然后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祷告。我的事工主要是……在神的道上,我不是一个太好的教师。我也许对他的圣经知道得不太多,但正如我常说的:“我很熟悉作者。”那是主要的事。我要认识他。认识他就是生命。藉着认识他我得到了生命:不能灭亡的永恒生命。它存到永远。神赐下永生作礼物,它永远是好的。它永不灭亡,永不衰老,永不减少。如果你活着,有一天你的身体会衰老。但你的魂,你的灵永不衰老。
我曾经遇见一个超过一百岁的老人,他说他们从七岁起就是基督徒。我说:“弟兄,今天他对你来说如何?”
“哦,”他说:“伯兰罕弟兄,随着岁月过去他越来越甜蜜。”
大约一百零四、五岁,我想:“随着岁月过去,仍是越来越甜蜜,服侍主将近九十七、八年,主仍是越来越甜蜜。”我想象当岁月流逝时,当我们回头看,看见神领我们经过了什么,领我们从什么出来,又领我们进入什么,我们会知道主一直以来仍是越来越好。
基督徒生活是一个旅程;这是行天路,我们正在经过这片土地。我们不会呆在这里;你们知道这个。许多时候我们盖房子;我们说:“哦,我和家人要在这里扎根”吗?但是,多久呢?瞧?你不知道。我们总想得到一个地方,让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永远的地方。”但不是在地上这里。我们在地上没有那样的地方。但你里面有东西呼求那个地方。在你里面能有东西呼求那个地方之前,那地方必须存在,不然这里就不会有东西呼求它。深渊不会向深渊呼唤,除非有一个深渊响应它。所以,里面必须有东西呼唤一个地方……或者说,必须先有一个地方来让这深渊呼唤它。当这里有东西渴望……
呐,我也看见一些跟我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们一起在这里。我想起几年前一些男孩子在外面街上打弹子游戏,抽陀螺,骑马。今天我们步入中年了。接着我注意到他们的父亲,今早有两三个坐在这里,哦,当时他们是年轻、黑头发的男人,而今天他们坐在这里,摇摇晃晃,老了。我们必须迎接那摇摇晃晃、衰老的经历。但我们只是一个接一个地转下去,是寄居的和客旅,走到底。
呐,在这里蒙福的事……刚才我在跟一个受神经紧张折磨的年轻女士交谈。神经紧张,她说她怎么努力要胜过那个。呐,我算不上是基督徒科学派的或一神论的。我不相信什么心灵控制物质的事。我相信神是一位医治者。呐,我……这女士在那个神经紧张中出生。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她的父母死了,她在各处颠簸中长大,从来没有得到一个孩子所特有的爱和关心。
作母亲的,你知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知道我有个小儿子在后面,他确实被宠坏了。但我宁愿让他那样;我相信,如果神让他活着,那会使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胜过让他尖叫、哭喊、搅乱他小小的自我。
听着。几年前,一些标准的现代巫医这样说:“让孩子哭。不要抱他起来。就是这样。凡事都像那样。不要让祖母接触他。”你知道他们孵出了什么吗?你看到那是什么吗?青少年犯罪,一群神经病患者。神造一个婴孩,让他被爱护。那就是为什么他让母亲爱婴孩。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是那样的。神造他是那样的。任何时候你搅乱了神的计划,你必须记住,你错了,将来也是错的,只要你在搅乱神的计划。要跟从神的计划。照神说要做的那样去做。
呐,唯一可能的方式,就像你生来是个罪人。你成为罪人以外的东西的唯一方式,必须是另一个出生。你必须生为一个基督徒。如果你生为一个罪人,那你就必须生为一个基督徒。必须是一件事发生在你里面了。同样的事必须发生在神的医治上。必须有一件事发生,不只是激动或情感;必须是一件事真实地发生了,你知道它发生了,瞧?不只是:“哦,瞧,我这样认为它,那样查考它。”不是那样做的。必须是一件事真实地发生了。
今天,我们期待着几辆载满人的救护车等一会儿挤进来,他们是坐飞机来的。今早我们要为那些在这里生病和有需要的人讲一个功课,主题是神的医治,让你们的信心能建造在神的医治上,知道它真正的意思是什么,知道要做什么,如何安排,为你的医治预备好自己。
多少人读过这个月的《基督徒生活》?你读过《基督徒生活》杂志了吗?我相信,哦,不,对不起。我这个月拿到它,有人寄给了我。伊利诺斯州一位著名的医生,有人问他一个问题:“神的医治是怎么回事?”真希望今早我把它带来了。他说:“有那么……”他们问他:“有神的医治这么回事吗?”
他说:“当然。”如果那个医生没有照我解释的方式准确地解释,比如我的手断了,药并不建立组织……我们认为药很奇妙。我们不会说不要用药,因为那是一样东西。就像我不会说:“不要用肥皂洗手。”它是一种化学物质,但最重要的是药并不医治。药只是保持清洁,神做医治的工作。你不能把你的手臂接上……医生不会进来接上你的手臂,说:“现在它得医治了。”他只是接上你的手臂,然后离开,再让神为你医治它。那是医治能成就的唯一方式。
瞧,服用药物也是一样的。但药物没问题。如果你的手臂断了,把它接上,没问题。但必须得是神做医治的工作。
瞧,这是……这医治,你必须有信心。它称作信心的医治。这位医生说:“瞧,有神迹这么回事,”他说:“我见过许多次了。”他是个有名的外科医生。他说:“许多时候,”他说:“若你去到没有生气的崇拜,他们说某个人那样做或类似一神论的东西等等中,我绝不会碰那个。”但他又说:“我的确相信并知道,耶稣基督的血足以医治任何疾病。”瞧?
呐,它是藉着基督来的;医治惟独藉着基督而来。这一切来到……如果你的转变……呐,我见过一些人自称说:“哦,我要翻过新的一页。这是新年;我今年要尽力做得比去年更好一点。”但你发现那不管用。那些像那样随意接受医治的人也是那样。那不管用;那不能持久。但当一个男人或女人带着完全顺服的心来到基督面前并且相信,直到他们里面确实有东西改变了,那人就拥有永生了。
神的医治也是这样。当一个人基于相信基督所流的血是为了他的医治而来到基督面前,“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并且接受它,直到他心里有事情发生了,说:“是那样的;我要好了。”
我告诉你,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痊愈。他们必好了。是的。当一个人重生了,你不用告诉他要停止犯罪。它自己绝对就停止了。瞧,那是同样的事。你不要告诉人:“呐,继续坚持住,”当他们得医治了,他们就……有件事发生在他们里面了。不是从外到里,而是从里到外。它先发生在这里面了。你绝对相信它。然后从那里往外,它开始起作用了。我看到它如此自然地发生,产生了显著的神迹。
呐,我们在这个主题上就近神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让我们遇见主。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谦卑地来到你面前。我们奉他的名上来,因为他命令我们这么做,说:“你们奉我的名向父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如果我们摆上他的名,我们知道我们一定会跟神交谈,这个祷告要径直被带到他那里。
父啊,我们今天迫切需要这个祷告蒙应允。经过一个晚上的祷告和考虑,我们上来,查考这道,求问你今早要让我们对这些生病、垂死的人说什么。我们知道这是一份最庄严的义务;有一天我们要为我们忠诚地管理神的产业交账。
我们谦卑地上来,相信并且向你俯伏我们的心,说:“神啊,今天在这里怜悯我们。主啊,赦免我们的一切罪。”愿今天这里这些人的心被彻底洁净,叫圣灵能以奇妙的方式进来,带着他的道并传给每一颗心。愿今天每个不信者成为神真正的孩子,重生了。愿每个病人今天都得医治。愿圣灵赐给我们向上进取的信心,超越一切的阴影和一切的云朵,抓住神,把他带到我们面前,或把我们带到他面前。把我们提升到阴影之上。愿它不留下一点阴影。愿我们现在都把我们的魂带进来跟神连上。
主啊,求你临到你的道。你应许了你要祝福你的道,无论它在哪里被说出来。你说:“它决不徒然返回,乃要成就你定意要它成就的事。”父啊,你差遣了这道。
现在,主啊,愿圣灵拿起这道,直接去到人的心里,建立一个不动摇的信心,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拯救失丧的;赐经历给那些还没有经历的人。主啊,把我们藏在基督后面。让我们整个的思想、传道、见证,不管发生什么,愿它都藉着基督临到,我们奉他的名这样求,阿们!
当我想到主的良善……
呐,这是个熟悉的题目。是的,我上床以后,似乎无法让这题目从我心里离开。我必须把它记在心里;尽管我已经讲过多次了,我还是把它记在心里了。今天,靠着神的帮助,我要传讲一会儿,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没有准备一个字或什么的。我们不是从笔记里传讲,只说主说做的事。照着主的命令开始、停止和竭力。
在《创世记》22章7节,我们读这两节,7节和8节,作为主题。
7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父亲。”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8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一只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呐,读了这道,非常熟悉的主题,若神愿意,我想选一个主题讲一会儿:“神有一条预备的路。”
呐,公路,不管你来自哪里,公路部门都有一条预备的公路让你来杰弗逊维尔参加今早的聚会。你有……他有一条预备好的公路。你只要沿着公路,拿着地图,沿着公路走。在美国,只要拿着公路地图,去任何地方都很容易。
神有一份为我们的医治和救恩用记号画好的地图,有一份为荣耀用记号画好的地图,都通往那个方向。当我们行走在这条古老的大路上,如果我们需要一个医治的地方,你在地图上注意,路上一直都有一些小站,主在那里为我们预备了一个医治的地方。他一路都有相信神医治的传道人,他们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祷告。
就像从耶利哥来、那个跌倒的旅客,他从耶路撒冷去耶利哥,他们带他到店里,那个预备的小地方,他们给他倒了一些油,拿了一些钱,然后他就 好了。店主说,或那人说:“如果需用的比这个多,当我经过时,当我下个旅程经过时,我必把这事办妥了。”所以我们知道神有一条预备的路。
在亚伯拉罕这个人物上,今早说或把他当作一个基本的思想,在我看来,他是圣经所有人物中最杰出的一个,是我喜欢、给人们当作榜样的人物之一。
呐,在《希伯来书》11章或12章1节,经上说: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呐,我们晓得罪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不信。罪是单数的。罪……你是个罪人,因为你是个不信者。你是个基督徒,因为你是个信徒。那并不是指一次……许多时候我说抽烟、喝酒、赌博、犯奸淫、说谎不是罪;那是不信的属性。那是不信所产生的东西。你那么做,因为你是个不信者。但当你成了信徒,这一切的东西就脱落了,它是一个信仰的新生命,产生义、和平、喜乐、仁爱、忍耐、良善、耐心和温柔。那是属性,因为你是个信徒。呐,神……
你曾停下来思想过吗?呐,就一会儿,让我们直接看圣经。我爱它,因为它是神的路径,它是神的义。发生在旧约里的这一切事都是我们可能的鉴戒,如果我们接受同样的东西,或他们所走的道路。
圣经说他们脱了刀剑的锋刃;他们做了这一切不同的事;他们的死人复活了。你说:“但那是在圣经的时代。”那些事今天也在发生。这就是圣经的时代。自从圣灵来了,这就一直是圣经的时代,我们永远走不出这个。但我们知道我们在这些事上有逼迫,那些不信的人会取笑、嘲笑。他们从前也有。但有一天当生命结束,当救赎的歌唱起来时,这故事要在荣耀里述说。
哦,我几乎能看到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被救赎的人举着手站在他面前,同样的故事,藉着恩典得赎。天使低着头围绕地球站成一圈,却不知道我们在谈什么。他们不需要被救赎。是你我需要救赎。基督是为你我受死。那是我们能唱救赎恩典的原因。天使对此一无所知;他从未堕落。那将是何等的时候!哦!
当我想到这身体所有衰老的皱纹要被烫平,所有灰白的头发消失,溜肩膀挺直了,说:“看主为我成就的事。”谈到救赎的恩典,你会听见我的声音;我知道你们会。不但我的声音,还有大家的,当他们唱救赎恩典的故事时,主怎么救赎了我们,你们会听见他们的声音。呐,我们只是圣灵的属性。我们只是得到了定金,圣灵的凭据。有一天我们要得到全额付款的圣灵。
耶稣从来不是来地上徒然受死的;耶稣从来不是碰了运气才来地上的;耶稣不会那么做的。神不是那样在天上松散地经营他的事业的。耶稣来地上受死为了一个目的,不是要看是不是有人。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就预先了看见整个的事。你相信吗?预先看见,神藉着预知预先看见。
因此,他知道必有一个毫无斑点和皱纹的教会被召出来。必须做好准备来拯救那个教会,所以神差遣了耶稣,不是也许有人会得救,而是他知道谁会得救。他有一群被召出的子民,你们就是他们。他有一群子民会相信神的医治,会为他们的医治接受鞭伤,你们就是他们。神知道这事。他知道会有不信者。就是这样。他知道他们会。他预先知道这事。所以,他能预先说出事情要那样发生。他预先知道有人愿意相信。所以,他为那些愿意相信的人差遣了耶稣。今天他们在这里,聚集在一个地点,要接受神预先知道要发生的事。神为那些愿意相信的人做好了准备。你们就是那预备的一部分。在世界形成之前神就预先知道这些日子会在这里。那是他能预告的原因;他预先知道这事。他为那些愿意接受的人做好了准备。
今早你们是那些人,来这里接受代祷,因为那准备做成了。神预先知道。哦!那激起了我们魂的感情。你们注意,圣灵拿起这道,传给全会众,注意会众的感情。你知道我怎么做吗?我知道神的同在在会堂里。当你看到道路、影响,圣灵在驱动人们,当你观看时,只有这道。神做了准备,预备……
今早你来这会堂所求的东西,神预先知道,设立了次序,叫你可以接受你今早来要接受的东西,阿们!你明白吗?瞧,一切都已经就绪了。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它。神已经赐下了它。它就在这里。呐,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站起来接受它。
呐,你也必须得到指示如何接受它,如何伸手抓住它。当你得到它时,你就知道它在那里;没有东西能把它擦掉;它是擦不掉的。它绝不可能改变。
注意,神在这里赐给我们一个榜样,亚伯拉罕和他的小儿子以撒。我想到当时亚伯拉罕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不比任何人更强。也许他父亲是个拜偶像的,从巴比伦出来,来到迦勒底的吾珥城,他们曾在那里敬拜树根。他们在那里有个女人,应该是某个女神,一切都是宁录建造的。那是偶像崇拜最早在巴比伦建立的地方。后来人们被分散了。巴比伦把他们都领进一个组织中,就像一个大首领或大组织一样。
但亚伯拉罕从那群逃脱的人中出来。他父亲,亚伯拉罕娶了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下来住在示拿谷。神在那里对六十或七十五岁的他说话,应许他一件神的医治。他妻子撒拉六十五岁。神应许藉着他对神的信心,神要为撒拉行神的医治,阿们!
何等美丽的图画!多么显著,如果你注意,一直都是亚伯拉罕的信心。甚至撒拉疑惑,发笑,跟神自己争辩一件暗笑神的事。但因着神的至高无上,他不能收回他的应许。
哦,生病的人啊,如果你能看到这点,那正是事情要发生的时候;必须是。它奠基在你对神的信心上。
呐,神告诉亚伯拉罕,他要行事,预备一条路让这事发生。这里任何上了年纪的或任何地方十几岁的人都知道那必须是一件显著的……某件事必须发生。但神做这事或应许这事之前,在他做出应许前,他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它必要发生。
对于今早坐在这里,得了癌症、心脏病、瞎眼的人,必须有一个超自然的运行才能成就事情。星期天早上,上星期天早上,必须有超自然的运行,把那女士从放在这里的担架上,她的脚踝断了,硬化了,甚至她无法把她的袍子围在这里;十五分钟后,她就能把袍子围在自己身上。准备已经做好了。你明白吗?
哦,何等荣耀的事!准备已经做好了。神预先知道他要差遣亚伯拉罕,神让他一直走下去,直到他到了七十五岁,表明那是一个神迹,让撒拉继续往前走。当他们十八或二十岁时,神本可以对他们说话。但神就让事情去到一个地步,显出那是一件神迹。
神喜欢显示他的能力,不是他非显不可,而是他喜爱那么做。因他的无所不能,他喜悦让他的臣民知道他是谁。对此我很高兴,因为他向我显示了他的能力。通常当神显示他的能力时,不管人们对此怎么想,每次人们都会对它说个不停。它预备他们的心,使他们做好准备,使他们打起精神,准备重新把握住。
不相信神医治和行神迹的人……难怪我们的教会正在死亡;难怪他们枯萎成了一个没有生气的崇拜;难怪社会福音今天如此占上风,因为我们的神学院里,我们接受的一切都在远离神。神自己就是一个奇迹。他是创造主;他是耶和华。他是伟大的现实,他是一切东西的伟大实底,地上的一切都是他造的。藉着每早让太阳升起,降下雨来,铺设彩虹,降到他的子民那里,医治他们的疾病,拯救他们的罪,他展现了他的能力。阿们!
“神”这个字,“神”这个字的意思是“敬拜的对象”。我们敬拜他,因为他因他至大的权能把这些东西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看到那些可见的东西在我们眼前。服侍他是多么荣耀啊!他预先知道这些事,设立它们的次序。
今天,也许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基督徒,这事怎么临到了我呢?为什么我陷入这种状况呢?”哦,也许神这么做,就像他对待亚伯拉罕和撒拉一样。嗯,也许撒拉还是十几岁的姑娘时,她就嫁给了亚伯拉罕,当时亚伯拉罕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的年龄可能相差十岁,她十六岁,亚伯拉罕二十六岁。
嗯,神本可以对他们说:“呐,你们年轻时要有一个孩子。你们年轻时就可以爱你们的孩子,可以好好地喜爱他,你们要抚养他,他将成为那要来的救主的预表等等。”当时神本可以那样做,但神喜欢行神迹。哦,对不起。知道他所行的事……
朝会众的脸看去,我看见坐在这里的一个妇人,她过去快死于癌症,只剩下一个妇人的阴影,她处在死亡的边缘。今早她坐在这里,健康,强壮,脸颊红润。
前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年轻女士,我刚才跟她交谈,她曾是一个最糟糕的酒鬼。现在,她看上去没有神经过敏,甜美,谦卑。
我向那边看去,看见后面一个瞎眼的妇人,今早她在这里,眼睛上甚至没有戴眼镜。哦,那是神开了一条路。他在各各他做成了这事。在那里,我们的希望只建造在耶稣公义的血上。哦,他是怎么做的,超出了人所能发现的。但神做了。他为他的荣耀那样做了,他为此做好了准备。
如果你带孩子去参加某种派对,你岂不会预备他,把他的衣服或套装等等准备好吗?不管孩子是什么,是男孩或女孩。你会为此做好安排的。
如果你要招待同伴吃晚餐,你岂不先把晚餐准备好吗?因为你准备好这些东西。你准备好这些要来的伟大祝福,让你可以赐给人们。
你不喜欢招待人吗?你不喜欢出去带人到你家里招待他们吗?你打扫一切;预备一切,把一朵小花放在这里。这是他们喜欢的方式。你在这里放一样小东西。我看见他们……他们喜欢这个。所以你预备它,做好安排。我知道他们喜欢这种饭食,所以你预备那香辣美味的饭食,因为……如果你觉得你做不了,你就让能做得更好的其他人来做。你在做安排,为一件事做准备,因为你要你的客人得到很好的招待。
神在古时隐藏了。他想要他的儿女得到最好的,所以他做好了准备。他藉着先知预告了这事。他在基督里启示这事。今天桌子摆好了,每个受到邀请的男人、女人都欢迎来到这桌子上,“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这些都被预先看见了;被提供和预备好了。饭食准备好了。呼召发出去了。神预先看见了,他做好了准备。当你们的魂饥渴时,那是神给你们预备的道路。
今早一位女士对我说:“我走进一个聚会中,看见人们那么快乐。我不快乐。后来我看着他们,我说:’他们肯定有一样东西。我希望我也有那东西。’”肯定的,桌子是为那可怜饥饿的魂摆设的。在聚会结束前,她正在吃着桌子上的东西。哦,为什么?[原注:一位女士从会众中说:“伯兰罕弟兄,那是我。”]是那样的,是的。[原注:这位女士说:“呐,今天我很快乐。”]阿们!
酒鬼,白眼的酒鬼,顶级酒鬼,医生已经不管她了;现在她在这里快乐欢喜。我猜那大约是两年前或三年前;瞧,它仍然持续着。
如果你曾来到桌上,把脚放在桌下,你就永远不会再离开了。它太好了。世界根本无法跟它相比。你知道神给你的爱真是太奇妙了。神做了准备。
呐,他说:“我要让亚伯拉罕,不是在他二十六岁、撒拉十六岁的时候呼召他,我要等到他们都老了。我要让撒拉过了更年期。哦,更年期通常是发生在四十岁左右,呐,四十、五十、六十,大约二十五年后,我再呼召她。我要让亚伯拉罕到了七十五岁,再呼召他。”呐,神说:“亚伯拉罕,我要为你做一件事。”只要神说他要做这事,那就够好了。
亚伯拉罕说:“主啊,能得到孩子,我肯定很高兴。”他继续做事,好像他已经得到了孩子,阿们!事情就是这样。如果神……他不会……他不会那样说,除非他已经预备了。如果他已经预备了,你实际上就得到了。
如果我告诉你说我要给你一棵橡树,你说:“好的,伯兰罕弟兄。”我带着一粒小橡子过来给你。你就已经得到了橡树;肯定是的;它是在种子的形式里;但只要由它去。把它种了地里;它就会长出一棵橡树。当然。
对道也是这样,道是种子。道临到了亚伯拉罕;神的道临到了他,说:“亚伯拉罕,我已经拣选了你。”你明白吗?哦,我真爱这点,不是“你拣选了我,乃是我拣选了你。”
呐,为什么你们生病的人今早在这里?神拣选了你们。今天是你得医治的日子。“我拣选了你。我把我的晚餐准备好了。我叫你进来。现在,你们每个人都是客人,你们进来了。我把一切都预备好了,所有美味的东西都摆在桌子上,你们每个人现在都可以享用。”何等的邀请!
呐,神说,有时候,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没有疑惑,说:“主啊,谢谢你。我太高兴了,我得到你给我的这个应许,因为我在这里,我老了,我一直都想要孩子。我老了,我想要得到那个应许。”
瞧,亚伯拉罕继续走,仿佛相信孩子当年就要出生。但你知道,日复一日,没有变化。一天又一天过去,一周又一周过去,一年又一年过去,没有变化。但圣经说……呐,如果那是你我,哦,可能……我不说你我,但有些人,他们会说:“哦,神让我失望,他没有持守他的应许。”但神持守了他的应许。
圣经说亚伯拉罕在神里面刚强,信心越来越大了。呐,他七十五岁,十年过去了,他八十五岁了:十年。想一想,那是我开始传讲这些聚会的时候。十年过去了,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所祷告的第一个人……但仍然要将赞美归给神,因为事情要发生。为什么?神预备了。神决不会给你一个应许,除非先有一笔给它的保证金。
一个好人不会给你一张支票,银行里却没有钱;一个诚实的人不会那样。瞧,神不会把他对你救恩或医治的支票给你,除非有一笔给它的保证金。神已经预备了。他告诉亚伯拉罕要有孩子。问题就解决了。
他告诉挪亚,说:“挪亚,我要你为我造一只方舟。造一只方舟来拯救你的家人。”挪亚……神岂有不好吗?在这些大灾难发生前,神总是发出警告,开一条逃脱的路。神预备了。他说:“呐,挪亚,看看这个。我要你造一只方舟。”嗯,地上没有下雨,只有泉水。从来没有下雨。天上没有雨。当神给人一个应许,有时候在属肉体的头脑看来是愚拙的,世人无法明白它。
毫无疑问,当你接受神的祝福重生时,你……人们以为你疯了。他们说:“那人有点不正常了。”你瞧,你正在凭信心运行。哦。你正在为一件世人一无所知的事做准备。他们只能活到他们所能看见的那么远。但我们活着是凭我们所看不见的,我们相信神说的是真的。信心不看你所能看见的。信心看你所看不见的。
这里的每个人都准备接受你们的医治,我们今早该是多么高兴啊!肯定的。“我要怎么做呢?我不知道,但神为我预备了。我来得到它。就是这样。我要完全像神说要做的那样,我要接受它。”瞧?因为这是神预备做这事的方式。他做了准备。
呐,挪亚出去,开始建造方舟:神对他的良善。他说:“我知道一些灾难就要来到。凡不在这方舟里的都要被淹死,所以你们做好准备,进入这方舟,把你的家人带进去。告诉每个人。欢迎每个人进去,但我肯定他们不肯进去。你只要,但不管怎样,你只要为他们做好准备,这是方舟。呐,你做了这方舟,凡想要进去的都可以进去,得救。”
所以,挪亚出去建造,就像你们今天一样,建造你的见证。你正在为拯救自己的灵魂和你的见证以及神的荣耀建造一只属灵的方舟。
呐,他们建造方舟,人们经过,取笑、嘲笑他。他们说:“喂,你听到那家伙说有水要降下来吗?水从哪里来呢?嗯,上面不可能有水。瞧,你能看见水吗?天空蓝极了。哦,我们这些年都生活在这里;从未下过雨。怎么可能下雨呢?上面没有水。这家伙说全地要被水覆盖。哦,那人脑袋顶上肯定有点滑稽。他的头脑有一些问题。”
但他为什么那么做呢?他为什么准备好迎接神的预备呢?神准备要毁灭世上的敌人,挪亚必须造一条路,准备一样东西来度过去。
今天也是这样。神开了一条路要毁灭那癌症。神已经开了一条路要除掉那些眼睛的失明。神开了一条路。今早我们要怎么待这道呢?建造一样东西,让你能通往你的胜利。神的道,主如此说。瞧?骑在他的道上度过去。神这么说了。
不久,当神准备让事情发生时,雨在上面了。当神准备让事情发生时,它总是会在那里的,瞧?当神做了准备之后,他开了道路。
好的。神做了同样的事。他要在希伯来少年身上荣耀自己。他做好了准备。他什么时候做的?希伯来少年没有任何应许。他们无法回到这里读圣经,说:“主啊,你在你的道中应许了你任何孩子走进烈火的窑中,你必拯救他们。好的,主啊,我们走上去了。”
瞧,那么做就不会太难,只要他们有信心,因为神已经应许了。但神没有应许那样的事。但这是他们说的话。神对他们如此真实,他们说:“我们的神能!”那个不相信神医治的人又怎么样呢?
“神能将我们从这烈火的窑中救出来,但我们决不拜你们的像。”当他们走进烈火的窑中,基于赤裸十足的信心,神能,不是应许了,而是神能,神便差遣基督进入烈火的窑中,将火从他们身上扇开,保护他们,把他们领出去了。肯定的,但我是说神能。
呐,你不是上来说:“神能,”你不用那样上来,“神啊,你应许了。阿们!你在各各他预备了。我上来接受它。它是你的预备;你预备了它。你应许了它。我看见别人接受它,所以主啊,我也来得我的这部分。”
你离开就是一个不同的人。你的魂里必带着这样的一个锚离开,没有东西能搅扰你。你知道你得医治了。你知道神已经为你看顾了这件事,因为他已经应许了。
神赐下试验和考验随着这些应许。许多时候他……如果他让希伯来少年感觉到烈火的猛势临到他们……
他让但以理听见狮子的吼声,也许狮子灼热的气息碰到了他。那些狮子张开口,在坑里饥饿。狮子向他扑来,发出巨大的吼声,直到它们准备抓住但以理。突然,但以理被一位天使覆盖,阿们!光在但以理周围旋转。毫无疑问,那是带领以色列人的火柱。动物害怕火。你们知道这个;狮子害怕光。你可以照一束光在任何动物的脸上,它就会逃跑。也许神发光了,因为神住在光中。神是烈火。也许突然,他说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但他们把他丢进狮子坑,圣灵在那里,狮子退后躺下。那是怎么回事?
难怪圣徒亚迦布临死时,他走向十字架,他们要杀害他,他向他们跑去,拥抱十字架,亲吻它,他们要把他涂满柏油,粘上羽毛。他说:“基督的十架啊,我只遗憾我只有一条生命能献给你。真遗憾我只有一条生命能献给你。”
他们说:“你害怕吗?”
他说:“害怕。”他们用带子把他的手捆在十字架上,把他浸在柏油里,将羽毛撒在他身上,放了一桶柏油在底下,由一辆马车拉着,将一束火把抛进火焰中。火焰在他周围升起来。人们发出欢呼,互相递石子,因为他们除掉了这个令人讨厌的人,一个义的传道人,发生了什么事?火减弱了,圣徒挂在十字架上,赞美称颂神。神在火焰中给他预备了一条逃脱的路。神预备了一条路。嗯,他勇敢、坦然无惧地上去。我们也是那样走向神的应许。我们坦然无惧地上去接受它们。我们不是发抖地上去,说:“也许我会;可能我……下个星期天,也许这将是……”
不,我们心里带着确信上去。“神藉着基督预备了一条路,我上去接受它。”当你看见应许是根据什么做出的,如果你看到是神做出了应许,那就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神做了应许,神能持守他的应许。
上个星期天,当那位敬虔的老母亲躺在那里,我说:“大妈,你相信神必持守他的应许吗?”
她说:“全心相信。”哦!是那样的。成就应许的就是这个。
不久前,站在德国的卡尔斯鲁厄,我儿子和某个人把人送进祷告队列,成就事情的就是这个。来了一个瞎眼的德国小女孩;她完全瞎了。我不知道这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就把她送上来。小家伙刚离开讲台,有人拉着她,她有卷发,几绺辫好的头发垂下来,相当典型的德国小女孩:她一生从未看见过。他们领她上来,她不知道要往哪里走。她用胳膊搂着我(顺便说,当时我就是穿现在穿的同一套西装),用小手臂搂着我。她用德语咕哝了一件事,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翻译说,我说:“她在说什么?”
她说:“你是那位要为我祷告的弟兄吗?”哦,小家伙大约像这样,大约像我的小利百加那样。
我说:“是的,亲爱的。我从美国一路下来,要为你祷告。”她把手臂,用小手臂搂住我,把小脑袋靠在我肩膀上,相当确信,孩子般单纯,天上的神要挪开一条路。
过了一会儿,她打开眼睛,说:“你叫那些东西是什么?”
“电灯。”
她母亲跳起来,尖叫,蹦掉鞋子,跑到台上,说:“亲爱的。”
她说:“妈妈,哦,你太漂亮了!”
为什么?各各他预备了,为她眼睛的医治提供了预备。当然。她来接受神所预备的东西。神已经为每个人预备了。神赐下保证。
也许你的疾病是拖了很久的病;也许你的病得了多年,你已经试了又试。你试过了。亚伯拉罕试过了。当他将近一百岁时,一天神向亚伯拉罕显现,他说:“亚伯拉罕,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做完全人。”一百岁了,一百岁。“你当在我面前做完全人;我是全能的神。”
如果你要分解那些话,也许某个时候我想要在杰弗逊维尔的帐棚举行一场复兴会,我们搭好帐棚等等,我们可以在那里拿这些词,分解它们,看它们是什么意思,这些词的意思。
“全能的”在希伯来语是“伊勒沙代”,意思是“像妇人一样的胸脯”。“亚伯拉罕,我以乳养者、乳母、赐生命者的名来到你这里。”
就像一个小婴孩生病了,你知道,妈妈把他抱在胸脯上,给他喂奶。小婴孩烦燥,哭喊,瘦弱,但他躺在那里吃奶,变得强壮。他从哪里吸取生命?从母亲那里。今天,神向我们显现为伊勒沙代、乳养者,这两者,新旧约,就像新旧约一样充满了应许,不是一个乳房,而是乳养的,两者。为什么?他为了双重目的受死。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神给我们的医治预备了一条路。瞧,一个为我们的救恩,一个为我们的医治。“我是乳养者。我有两个见证人。凭两三个见证人的口,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
在旧约,他是耶和华以勒,主预备的祭物。他是耶和华拉法,是医治你的主。在旧约他的复合名中,他是耶和华拉法的医治者。在新约,他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预备。
我们可以从旧约和新约中把它取出来,放在一起。几乎就是这个原因,我去旧约挑出一个主题,因为我把它拿到新约,放在一起,指给你们看,那是同一位乳养的神。同一位神藉着差遣一位天使叫但以理逃脱死亡,是今早在这里的同一位神。赐给瞎子巴底买视力的同一位神,医治了德国小女孩。他永不失败。他是耶和华神。他不能失败。他做了预备。他为我们每个人预备了一条路;他预备了一条逃脱的路。
他告诉亚伯拉罕:“我是乳养者。呐,亚伯拉罕,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吸奶,吸奶。”
你注意,一个小婴孩,如果他病了,不管他病得怎样。做妈妈的知道这点。不管小家伙病得怎样,只要他在吸奶,他就满足了。有时候,你给他调奶,如果他是用奶瓶吸的话。你给他调奶,放维他命进去。哦,太可爱了!你知道,也许我们都是神的喝奶瓶的婴孩,也许我们可以这样说。神已经预备了两个奶瓶,新旧约。他把维他命滴进奶瓶中。当我们抓住他,开始吸奶时,我们不但满足了,同时还得医治了。我们得到了属灵的维他命。它不断地建造我们,使我们更强壮,更强壮。它是有益的。它有骨头需要的钙;它有神经需要的复合维他命B。哦,它里面有一切东西。神整个的药箱都滴了进去;全都在一个瓶子里,放进了瓶子里。神在各各他打开了它。藉着各各他,我们可以把耶稣受死为我们成就的任何救赎的福气吸回来。
一根枪,代表我们的罪,扎进了他的肋旁、脚、手和头。藉着他的生命流出来,我们又把生命吸回来了。我们在从前的堕落中所失去的一切,神给我们预备了一条路。神预备了一条逃脱的路。
呐,小以撒在这里,当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将近一百岁,大约九十岁时,他出生了。神使小以撒出现了。小以撒出生了。当他出生时,哦,这家庭是多么快乐!他断奶的日子,他们摆了宴席。八天后,亚伯拉罕给他行了割礼。现在他成了大约十六岁的年轻人。
神说:“呐,亚伯拉罕,我要看看你真正得到了多大的信心。我要在神的医治上给你一个制动装置,看你相信我到了怎样的地步。”你知道有时候你有制动装置,你知道吗?我有许多制动装置。是的,传福音传了多年,到头来我如此厌倦,有时候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我的锚锚定了。阿们!把它锚在各各他,说:“神啊,我看不见各各他。波浪汹涌。我的家人都这么说;医生说我活不了了。但这里面有东西,生命线仍然锚住了,锚住了。”
你曾见过带着拖网的船吗?或是海网?它要乘风破浪。有时候我们处在波浪底下;你周围什么也看不见。但只要让你的锚锚在那里。它必保守你。在疾病等等中,只要锚开始锚住,神就会使一切好起来。天空终会放晴。一切都会好起来。它锚定在幔子内。
神说:“呐,亚伯拉罕,我要给你一个试验。”他说:“我要你带着你这个十六岁的童子;我要你把他带到这里,我要你杀掉他。”
“我要怎么成为多国的父呢?从这孩子怎么发出基督呢?如果我杀掉他,事情会怎么样呢?”哦,他想:“如果神做了应许,照看剩下的事就取决于神了。”
所以,他带着孩子,没有告诉孩子他妈,走了三天的路程,进了沙漠。呐,人一天可以走大约二十五、三十英里,所以,他必定离文明一百英里远。他远远地望见那座山。他对那两个牵骡子的仆人说;他说:“你们留在那里。”你们生病的人,我要你们注意这点。他说:“你们留在这里,童子和我去那边山上拜一拜,我们就回来。我们必回来。”
“怎么……他要怎么回来呢?如果你要带他上那里杀掉他,神吩咐你杀掉他,这话很干脆,取去他的性命,你要取去他的性命,你们要怎么回来呢?”那取决于神。哦!你能明白吗?也许是我今早情感激动。瞧?他要怎么回来呢?
但神对亚伯拉罕说:“你去做这事。”
亚伯拉罕说:“我仿佛从死中得着儿子。即使我杀了他,神也能再叫他复活。神赐下了应许,藉着他救主要来,不管怎样神必做这事。”
摩西,摩西的父母必须做一件跟这相似的事。当他们看到摩西是个好孩子,如果他们把他推到一群鳄鱼中间,他要怎么拯救百姓呢?他要怎么成为拯救者呢?他要怎么做这事呢?
瞧,他们以那个方式得到了他,所以他们又把他推到鳄鱼中间,因为知道神会看顾他。神的确看顾了他。
神的手在教会身上。神的手在属他的男人身上,在属他的女人身上。神能看顾形势。所以,亚伯拉罕说:“我们必回来。”
当你今早离开家,你告诉了丈夫“我回来时,就会感觉不一样”吗?是的,先生。
“你要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但我一定会。”哦,阿们!
“我回来时会不一样;你只要来观看。”
“你要怎么做呢?”
“神必预备。”
到了关键的时刻,他们上到山顶,亚伯拉罕拔出刀,抓住小男孩。孩子问了这个问题,说:“父亲,柴有了,祭坛有了,但燔祭在哪里呢?”
亚伯拉罕说:“神必预备祭物。”
对我们来说,那岂不是一个功课吗?神必预备。我们不需要对任何事感到烦扰。神必预备。
此时我正往外看着一样东西,它本可以毁掉我的。呐,你们听到我从聚会出来,跟伍德弟兄去后面工作。但几个晚上前神在异象中降下来,告诉我,指示我要做什么。如果你信靠神,就会知道他是奇妙的。他知道万事。他要把世上最好的给你。
那天,我看着我的旧庞迪克车;现在它破烂不堪。上面的液压自动传动停止运转了。我两个女儿在座位上弹得老高,几乎把座位压塌了。我去把它弄好了。这人说:“比尔,我要告诉你我要怎么做,我要跟你换一辆好的。”
我说:“我怎么能换呢?”我说:“我不能那样做。”
他说:“瞧,你……哦,你的信誉在这一带很好,只要你想要。我要接受你的票据。”
我说:“那好极了,但我不能那样做。”
他说:“我要给你一笔很好的交易。因为是个传道人,我要批发给你。”我说:“那很好,但是,瞧,我不能那样做。”瞧?
他说:“哦,如果你打算换,就告诉我。”
我说:“好的。”于是我想:“神啊,我……这破车对我来说没问题。它挺好的,很不错,还有我的破卡车。”我说:“我们可以坐着它全国到处逛。它很好。这些年我一直开着它。我可以继续开。”
那天晚上,从加利福尼亚州打来一个电话。一个人打电话给我,一个千万富翁。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有一辆什么样的车?”
我说:“我有一辆开了四年的庞迪克车。”
他说:“这个月三十一日,会有一辆刚造好的最豪华的凯迪拉克送过来,放在你的门口,为你服务。”
我说:“不,不要,弟兄。”我说:“不要那么做。”我说:“如果……不要。”我说:“我的邻居不会理解,人们……我不需要卡迪拉克。”我说:“把差价拿去送给别人。如果你要帮助我,一辆福特或雪佛莱就好了。”我说……
他说:“不,这车已经买好了,它就放在这里。”
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它。但你看到那是什么,那是神,神本着他的怜悯预备。有时候,一件事来得相当慢,我们纳闷,“怎么会这样?”但神已经预备了。神在这里持有它,领取利息分给你(你看到吗?)。
藉着一个异象,我蹒跚去到那边。来了一封信,由一个人从那边带来的。那天,信是海外一个国家的国王寄给我的,他说:“哦,发生在德国的神迹奇事。”丹麦国王,他说:“伯兰罕弟兄,过来,奉主耶稣的名向我的人民传道。”就在那个时候,我想到神已经洗净我,我没事了。他重新起动了。哈利路亚!
过去我必须靠着辨明的恩赐一个一个地领着人,现在神已经把我此时不敢讲的东西放在我心里了。我不是狂热分子,你们知道这个;你们肯定够清楚我了。但要留意现在发生的事。哦!它将远远超过那些。瞧?有时候,就在最黑暗的时刻,神乘风破浪而来。哈利路亚!那是神行事的方式。
那是神对患血漏的妇人行事的方式。在她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那是希伯来少年最黑暗的时刻,这时神驾着风临到了,把火从希伯来少年身上扇开。那是亚伯拉罕最黑暗的时刻,当他拔出刀,按倒自己的儿子,把他的头往后按,他的心仿佛到了嗓子眼了。他自己的儿子,他拔出刀要割断他的喉咙,因为神那么说了。那是最黑暗的时刻,耶和华神显现了,说:“亚伯拉罕,住手!我已经预备了。”
“你做了什么?”
“我已经预备了祭物。”
亚伯拉罕说:“我要称这地方是耶和华以勒,因为主已经预备了。”大约那个时候,一只公羊开始在旷野咩咩叫,两角扣在一些藤上。那公羊是从哪里来的?它离文明有一百英里远。动物,狮子,狼,等等,草原上流浪的鬣狗都会杀死它。此外,它在山顶上,那里没有水,没有泉,没有任何吃的。迫在眉睫的时候,这只公羊两角扣在旷野里。
那是什么?耶和华神说话,那只公羊出现了。神肯定是这么做的。那不是异象。亚伯拉罕杀了公羊;血流了出来。那是真的公羊。肯定是的。血溅了出来。那一刻,公羊出现了,下一刻又没有了。那是神预备的方式,要赐福给在路的尽头信靠他的儿女。
神能在此刻说话,每个癌症都离开这会堂,打开每只瞎的眼睛,让每个人都得自由和释放。神已经预备了一条路;他开了一条路;他差遣了他的儿子基督耶稣。今天圣灵正在我们头上孵育。圣灵在我们头上。它正在赐福我们;它带来了一个气氛。
为什么你可以拿一枚鸡蛋放在孵化室里?母鸡不用伏在鸡蛋上孵蛋。鸡蛋上面只要有温暖,它就会孵化。
哦,神,他赐下了他的道。那正是我想要给你们的:神的道,他的应许。他在各各他预备了这个;他为你今早的医治预备了祭物。他在这里有预备,他正看顾。你把它接受到心里,圣灵在它上面孵育。它需要生命,并且准确地产生神说它要产生的东西。每句话都必准确地产生它所应许的东西,因为神预备了它。
看看那预备。当一个人准备要孵小鸡等等时,他们怎么挑选鸡蛋,把蛋放在孵化器下,把蛋放在孵化室,热度该怎样控制。那热度保持在蛋上面,直到它孵出来了。
神也设立了次序,一天,通过所有的预表,从亚当、夏娃一直到众先知,一直到亚伯拉罕,神设立了次序;神把这一切放在旧约,显明他所要做的事。神差遣了耶稣,在各各他完成了这事,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他在各各他完成了这事。
后来,他恩膏传道人,差遣圣灵出去传讲这道,把蛋放在正确的位置、地方。然后他差遣这同样的道,把道锚在那里,接着又来,藉着圣灵运行在道上面,直到这道在人心里成了生命;阴间出来的一切魔鬼都不能拦阻它里面的生命。是的,先生。
不,不,不管是什么蛋,如果它是鸭蛋,就会生出鸭子;如果是鸡蛋,就会生出小鸡;如果是鸟蛋,就会生出小鸟。如果神应许了救恩,就把道接受到你心里,圣灵会在道上面孵育,直到它成了生命。如果神应许了医治,就把道接受到你心里,那是神预备的路。
神赐下了神迹奇事。他说:“神说:在末后的日子,哦,我要差遣我的圣灵到世上,我要差遣传道人出去,大神迹奇事要发生。他们要奉我的名赶出污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圣经说末日有秋雨春雨。今天,在全国,从东到西,从北到南,有一场连续的神医治的大复兴,神的大能。一些人被扔掉,一些人被捡起来。神想要进入这些大教会中,却找不到空处。几年前人们在这里想到它时,他们弃绝了它,说它不可能成就。
但神降在了卑微的阶层里,使农夫谦卑,提升那些没受过教育的人。神为什么这样做?哦,如果它藉着大教会等等来到,他们就有可夸的东西。“哦,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我们决定了这事。”但有时候神下到了那些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念的男人女人那里。神从无造出有。当他们顺服时,神拿那种人,在世上提升他们。今天,祝福的吼声,甚至医生都把它登在报纸上,说神的医治是真的。他们必须认出它在他们面前。哈利路亚!
我们正生活在主再来的日子里。夜晚正在快速降临。传道人正在坚持到底,祷告,神显出神迹奇事。但来了一场风暴。哦,他来了。出现风暴和大复兴的时候,这世界从未见过的一个时候,像它现在经过的一个时候。世界历史任何时代任何时候都从来没有一个时候,神大能的福音像现在这样被明证出来。藉着电台,藉着电视,藉着忠心的传道人进入事工场上,去到霍屯督人那里,去到非洲人那里,去到中国,去到不同的地方,大医治复兴,大能、工作、神迹、奇事在各处发生。全世界从来没有像这样。
朋友们,神预备了它。神说出了它。神正成就它。今早神在这里。他今早给你预备了。今天是你的日子。此时就是你的时候,如果今早你愿意并准备好的话。如果你全心相信它,如果你答应神:“神啊,我再也不瞎摆弄它了。我单独上来。有件事发生在我心里。今早有件小事发生在这里了。当我们传讲、带出道时,这部分指的是我。当我看到……他称无为有。”
亚伯拉罕到处说:“我们会这样的。事情会这样的。我们会有孩子的。”
“你怎么会有孩子呢?”
“我妻子也老了。医生说不可能。哦,我……我们会有孩子的,因为神如此说了。”当他在那里遇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他称那地方为耶和华以勒,主必亲自预备这祭物。
你们一些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快死了,来到这里。你们的电话记在上面的一张小便笺上,家里的小本子上。他们一些人得了癌症,一些人瞎眼,一些人耳聋,一些人哑巴,一些父亲带着婴孩,母亲带着小孩等等,处在各种情形中。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导致你这么做?什么使一个人的情感像那样?你是怎么做这样的事的?
“哦,我们让他去医院了;我们让他去到各个地方。”
“但为什么这个时候你带他们来这里呢?”因为你心里有东西开始运行。那是什么?神在开一条路,神在准备,神的预备。神必预备一条路。
不久前,你们许多人在这里的书上听过小负鼠的故事。如果神对可怜无知的负鼠都那么在意……不但如此,还有其它时候的动物,据我所知……你说:“你会花时间为一只动物祷告吗?”如果神差遣了它,是的,肯定会。神是耶和华。他藉着自己的方式行事。我们只是服侍他。我们是他的仆人。
呐,我的弟兄姐妹,神为你今早的医治已经预备了一条完全的路。你知道我有一次几乎瞎了吗?我必须被人牵着手臂到处走。我眼睛上戴着又大又厚的眼镜,我的头像这样晃着,我甚至无法剪头发,除非有人按住我的头。
弗雷德·麦克谷默利在第六街,对你们这些人有……你们许多人过去知道弗雷德·麦克谷默利,这里的理发师。多少次我摘下眼镜,弗雷德用一只手按住我的头,设法用另一只手给我理发,我的头像这样晃着。我看不见,不能到处走。我走过路易斯维尔街道。有时候我瞎到一种程度,只得像这样沿着栅栏边行走。我会站着,等一会儿,让我的眼睛清楚了。一个精神脆弱者。哦,奇异恩典!今天,主对我何等荣耀!
我知道,上面的梅奥弟兄诊所说:“嗯,伯兰罕先生,你活不了了。嗯,你不可能恢复过来。你确实不能。那东西进入了你的魂里。”他说:“没有人能对流过神经的能量动手术,那是你的魂,在你的心思里创造的。这不可能。我们这里有几千个这样的病例。我们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事。你没有希望了,先生。我不愿意那样告诉你。”
哦!当我走出来,我说:“我的事工完了。”
这时耶稣带着一个异象出现,说:“不要担心;我与你同在;我与你同在。”
他说:“即使你活着,你也只是一个细长的人,大约一百一十或十五磅,像你现在这样,也许一百二十磅。”而今早我一百七十磅,感觉很好。那是什么?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他在各各他那边做了预备,我接受了它。他为什么那么做?不是为我,而是为今早我能告诉你们,你们可以接受同样的东西,并告诉别人这事。它继续前进,那是神的方式,预备一条路来传播他的福音。
今天你们相信吗?神已经预备了。我们现在要低头祷告一下。请司琴的姐妹,请她来这儿服侍一会儿。我要你缓慢地起个调。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别无他名惟耶稣。
呐,你们这里在基督之外、还不知道他是你个人救主、从未接受过他的,今早有另一件事,有一样东西在你的心周围。当每个人低头时……有东西在你的心周围运行,说:“你知道,有东西告诉我,我最好准备好。那个大日很快要来了,我必须站稳。主啊,我要举手,不是向伯兰罕弟兄举,而是向你举,说……如果你从今天起帮助我,我要……从今天起我要服侍你。”
有人愿意这么做吗?请举手,说:“靠着神的恩典,从今天起,我要服侍神。”会堂里有人吗,我不知道。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好的。很好。“从今天起,我要使我的生命对主有价值。”
“我是个基督徒,我已经接受了基督,但我觉得现在我要成为一个更好的基督徒。我要举手,说:’神啊,藉此我要……’”
神祝福你。哦,太好了!太好了!神与你们同在。
呐,你们低着头,有多少人病了,说:“亲爱的神,现在我要接受你;我有个肿瘤;我有癌症;我这里有一个生病的孩子;我有……”或不管是什么。不管是什么问题。“我有某个问题;你知道。此时我在接受这道,你的道。就像我凭信心上来得救一样。我心里相信;神啊,我此时真的相信,你的道锚在我的心里了,我必痊愈。我不知道。我刚才没有这样想,但此时我这么相信。我此时就会痊愈。我要举手,让你知道我全心相信,我必痊愈。”
你们生病的,愿意举手吗?哦!亲爱的天父,看看这些手,你看见他们的手了。这就像回转一样。主啊,如果他们回转了,举手祈求救恩,我们要带他们来这水池,给他们施洗;那是我们的下一件事。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主啊,那是我们愿意做的事。
呐,这些人都举起了手,说他们相信你已经播种在他们的心里。他们看见你已经预备了他们的医治。他们准备接受它,他们把它接受在心里。父啊,有一件事留给我们做。那就是领他们上来,为他们做出信心的祷告,为他们按手。你说:“他们就必好了。”没有东西能拦阻它。
父啊,我们藉着神的恩典相信,你现在要赐给我们一场医治的聚会,那将是荣耀的。他们已经接受了。我们很感恩。我们将赞美归给你;我们将一切的荣耀归给你。我们要告诉别人。我们要去我们的家里见证。这里有些人快要死于癌症,这里有人看不见,不能到处走,其他人不能走路,主啊,他们处在各种的情形中。但你在这里,要使歪曲的路变为平直。你在这里要除掉一切的灾祸,把荣耀放进去。
主啊,他们正在倒空自己,我正在倒空自己。主啊,用圣灵充满我们。用你的祝福充满我们,使今天成为新的一天。愿你此时走进烈火的窑中,把一切的波浪从你的儿女们身上扇开,安全拯救我们。主啊,求你应允,藉着耶稣基督在各各他的预备,我们奉他的名这样求,阿们!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请你即来听耶稣。
朋友们,当钢琴弹奏,音乐播放时……呐,这是我生命的伟大时刻。这是给我的伟大时刻。我心里感觉非常自信,今早神要医治人们,正如我站在这讲台上一样确定。我的确相信这点,瞧?它使我觉得……真的,我告诉你们。我认为它已经成就了。唯一的事,我只是去按手在他们身上,因为神说这么做,就像水洗或别的事一样。
呐,给我自信的就是这个。我带着对你们的这种信任上来,瞧?我知道他差遣了我做这事。我的圣经放在我心上,即使我活不到走出这扇门,我仍知道他差遣了我去为他的子民祷告。我知道。我无法医治他的子民,因为他已经做了这事;那已经预备好了。但神差遣了我去为他的子民祷告,并鼓励他们相信这个。
呐,让我告诉你它正不正确。瞧?先让我们接受神的道路。我们往世界看去,有多少万残疾、瞎眼、跛脚、血气枯干、癌症吞噬等等的人得了医治。呐,那是第一件。他的道说他要做这事,然后他来证明这事。
接着,坐在这里的人有得了医治的,瞧?那是第二件事。让我们再看看。就在几年前,也许今早还有一些人留在会堂这里。当我们要举行医治聚会时,因为人群像这样拥挤,一些人没有来。但是瞧,对你们从外面来的人,就在这里,在杰弗逊维尔这里,那道光,那晨星首先显现在这里。就在这里,它出现在讲台上许多次。就在这里……当然,人们认为它是狂热的。但科学世界拍下了它的照片,说它是真理。我已经告诉你们真理了。对吗?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呐,最近他们在德国拍到了它。你们都看见了那些照片。德国的大相机想要看看他们能不能拍下它。所以他们来了,开始拍照。当它降下来时,他们开始在那里转动这架大相机,拍下那些照片。它显示了那光从天降下来。当启示出现,告诉那人站在那里,说出他是什么,发生的事,他怎么带领一群共产主义者等等。说:“你其实不是德国人,你是意大利人。”那样告诉他。他们……那个德国人,像这样拍下了这张照片,快速拍摄,转动这滚轴相机,像那样快速拍摄。照片出来了,显示它降下来,显示它在恩膏上,显示它离开,从会堂里出去。没错。证据?这是真理。瞧?它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你们,为了你们。
想一想,在动物世界里,神会怎么做,简易。你能想象吗?有人……许多人取笑这个。基督徒不会取笑。但你晓得神知道每只小麻雀吗?你知道他把麻雀翅膀上的每根羽毛都数过了吗?他知道有关的一切。他说:“若是天父不知道,没有一根羽毛会掉在地上。”他知道每只小动物在哪里。他知道你的每个部分。他知道有关的一切。藉着那样做(你瞧?),向我确保……那天晚上站在这湖边,主指示我时,它最高潮的部分来了。我永远忘不了它。你们会在报纸上看到。我会在这里为你们拿到它们。你们会在另一本杂志《医治之声》上看到。
从那次拉动中,我看到,主说:“那是你藉着握他们的手知道人们疾病的时候。”接着是第二次拉动,他说:“为什么你那么用力地拉呢?为什么你试图解释那一切呢?他们会看到你抓到了一条鱼,但却是小鱼。”他说:“呐,这次把鱼饵撒进去,让鱼上钩。”
我看见那光出现,像那样出去,说:“我要与你相见。”哦,我知道。我确实知道。当我……比我知道的还多……我知道我活着,今早站在这讲台上;我知道。
呐,要把你的信心从头上移到心里。说:“亲爱的神,我来了,也知道这个。我来,我知道这个。我来到你面前,今早我要得到医治。”
作为一个人,我可以为你祷告。你说:“祷告有什么益处?祷告有帮助吗?”当然,那是我们应该做的事。祷告,祷告改变事情。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对吗?有些人被设立在教会里为病人祷告;有些人被设立在教会里说预言;有些人被设立在教会里讲道,有些人要教导。对吗?当然,我们是为了这些事被设立的。
因此,我知道我被带到世上要为病人祷告。几年前当我在那里开始时,一切都是死的,我无法为神所有生病的孩子祷告。但神从事工中兴起了奥洛·罗伯茨,哦,几百个其他的人,到处的人;进入非洲,他们在那里有大复兴;进入其他的国家,在那里有大复兴。属神的人在各处同工,不是互相反对,而是大家为了一个大单位在一起,为了神的荣耀,竭力使神的孩子痊愈,照着主的道向他们显示主耶稣基督的荣耀。主应许了它。
不相信神医治的传道人,他们过去想要攻击我们,跟我们争辩。你再也听不到太多有关的事了,是吗?没错。这暴露了他们,显明他们对圣经知道有多少。接着,神过来,用神迹随着,证明这工作,问题就解决了。
呐,今天这里想要接受祷告的,有多少是从城外来的,是从这个州外什么地方来的?请你们举手。从州外来的人,他们先来;然后是从城外来的人,再是家在这里的人。
呐,从州外来的人,先来祭坛上。我们这里没有多少空处。但我相信,从州外来的人,如果你们想在这位弟兄这里排好队,就像那样。然后我们想要叫那些人,然后我们要……接着我们要……我们要叫从城外来的人,再就是本城的人。排队祷告。
呐,[原注:伯兰罕弟兄对弹钢琴的姐妹说话。]呐,“只要相信。”
呐,有很多人站着。当然,也许你们一些人是来看我们的主会做什么事。留意看他做的事。我们不是怕他;我们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要使那道极其真实。是的,先生。你们会看到他要做什么。他必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他必藉着他的能力和荣耀使他们痊愈。
现在,我要问你们是否愿意为我做一件事。首先,我要你们每个人带着充足的信心,相信神必医治这队列中的这些病人。呐,他们是从州外来的。他们不属于印第安纳州。他们是从其它州来的。我们很高兴今早有他们在这里,他们对神的信心。
呐,你们有多少人相信神要使他们痊愈?你们会众庄重相信神要使他们痊愈吗?请举手,说:“我相信。”我们全心相信。
呐,我们在这里要帮助你们,亲爱的朋友们。[原注:有人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我会为他们祷告的;我要去为他们祷告。好的。我要你们从州外来的亲爱的人们现在相信这点。我要你们全心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给你们医治的预备,神为了你们的医治把耶稣带到世界。
呐,记住,凭我自己不能做任何事来医治你们。我唯一做的事,我是在跟随神给我行事的命令。我知道。你们听过了聚会,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当然,神必那么做。他今早必为你那么做,你可以回到你自己可爱的州,欢喜地告诉人们神行了何等的好事。
呐,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那些事是靠神的能力成就的。现在,我要你们全心相信。呐,我所要做的唯一的事;我要为你们按手祷告,做信心的祷告。你们必须在耶稣基督流血的基础上接受它。神必为你们做剩下的事。现在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准备接受吗?在你内心里相信;道首先在你心里成就。好的。
现在我要大家保持十分安静,或只是轻轻地哼,不管你想做什么,当我们全体祷告,然后一个一个地祷告,当他们来我这里接受代祷时,内维尔要用油抹他们。好的。
现在让我们在各处低头,过几分钟我们会让你们抬起头来。
天父,今早我们为耶稣感谢你。今早这里站着这队列,有不同的疾病。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我不知道。但主啊,我尽我所知道的,竭力告诉他们你已经预备了他们的医治。他们一些人可能离死亡只有几天。但父啊,祷告改变事情。
神,你差遣了你的先知上去告诉希西家说他要死的消息以后,他祷告了。他祷告了,你就存留了他的性命。
主啊,我全心地为这些人祈求,主啊,愿你为了一个目的、为了你的荣耀存留他们的性命,使他们告诉其他人,其他人可以再告诉其他人。主的日子近了,我们必须赶快。我们知道这福音必须在各处被传讲。今天,请帮助我们,恩膏你在这里的仆人;清新而深深地膏抹这会堂。愿神的那位伟大天使现在带着大能进来,沿着队列降下来,虽然看不见,却知道他在这里。我祈求你医治每个人,奉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你们低着头,大家轻轻地唱:“只要相信,”轻轻地唱,内维尔要用油抹病人,他们把病人带到我这里来。
只要……[原注:会众唱:“只要相信。”]
现在每个人都保持敬畏。这是一个结巴、口吃的人,他想要传讲神的道。他想要得到释放,让他能传讲神的道。我要你们保持敬畏,相信神必把这结巴的灵从这人身上除去,为了神的荣耀。
我们的天父,我们站在这破旧、做工粗糙的帐棚附近,知道住在基路伯对接翅膀底下的耶和华神的荣光,就立在现场。当我们的魂能松开世上污秽的东西,进入主的同在中时,我们能感觉和知道他站在这里。我们坦然无惧地上来,知道我们……知道这点:若不是因为基督的荣耀,他流血开了一条路,我们就会死。我们可以在十字架对接的翅膀底下坦然无惧地来到你的宝座前。
神啊,这里这个人,俊美、高大、结实的男人,站在这里想要传福音,何等荣耀的事啊!然而,撒但给了他一个结巴、口吃的声音。但他要撒但今天离开,让他能传福音。永恒的神啊,我们知道你在过去使用过结巴的和口吃的。但这人要得自由,因为他对结巴感到尴尬。今天,靠着主耶稣的功绩,藉着神预备的计划和道路,藉着圣灵的见证和神的同在……作为他的仆人,我按手在他身上,谴责这邪灵。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离开我的弟兄。愿这拦阻福音的邪恶东西离开。愿弟兄出去,能用真正洪亮有力的声音为神的荣耀传福音。
主啊,我按手在他身上,因为这是你的吩咐。这么做是你的命令。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应允,为了神的荣耀。
我要每个人低头,不要有一个人抬头,直到你们听见我让你们抬头。
圣灵,医治……主啊,为这个……我谴责你这个恶者。离开,奉耶稣的名。转过身,你要……神的祝福……[原注:伯兰罕弟兄继续说话,有时声音听不清。他请这人跟着他重复。]赞美主!哈利路亚!我爱主。我将赞美归给他。现在不一样,是吗?你现在觉得更好,觉得不一样。当然,因为主已经……你说:“我爱他。”赞美归给神。我相信它永远不会再来了。
呐,请你们继续低头;听听这个人。我爱耶稣。[原注:这人跟着伯兰罕弟兄重复“我爱耶稣”。]赞美归给神。[“赞美归给神。”]我要传福音。[“我要传福音。”]一点也不结巴了。他得医治了。神祝福你,弟兄。现在欢喜地上路去吧。
呐,让我们举手,将赞美归给神,说:“谢谢你,主耶稣。”一个从前结巴的人进入事工传福音了。摩西怎么说:“我是个说话迟钝的人。我嘴唇结巴等等。”
神说:“谁造人的嘴唇呢?”
你们现在相信吗?现在要有信心。你们愿意为另一个人再次低头吗?大家都祷告;要保持敬畏。
[原注:伯兰罕弟兄跟祷告队列中的病人交谈。]呐,你的问题,姐妹?你从哪里来,姐妹?俄亥俄州汉密尔顿。你相信你必痊愈地回家吗?
呐,女士身上有毛病,她是从俄亥俄州汉密尔顿来的。她极度紧张。可能你没看到任何事发生,但神照样会行事。如果你跟我一同相信,我相信疼痛必离开你。
亲爱的天父,我意识到主耶稣就站在现场的某个地方。我们的姐妹走了很长的路来这里接受祷告。她身上有毛病,紧张。但主啊,你叫耶稣从死里复活,做好了预备。
好几年前,我还是小男孩的时候,站在上边那棵树下,你说:“永远不要抽烟、喝酒或玷污你的身体。你长大了有一项工作要你去做。”
这就是了。你藉着光的天使证实了这点。你差遣动物进来接受祷告。你用一场复兴席卷了全世界,因为你在这里的河边应许了你要这样做。今天这个妇人站着要得到释放。
父啊,藉着耶稣的宝血,藉着所传的道,我按手在姐妹身上,照着神的道和她的信心释放她。我谴责正在搅扰她的东西,这个使她紧张的黑影。奉主耶稣的名,我采取主动将它从姐妹身上赶出去,
撒但,你再也不能拘禁她了。她走了很长的路;她回去没有……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你这么说了。她必好了。我们现在把仇敌赶出去,恳求主耶稣公义的血立在她和仇敌之间,奉耶稣的名。
这不可能是外面的事,你感觉你得医治了,不是吗,姐妹?疼痛不在你身上了。它没了。你感到平静,好了。就在这里。
这是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女士(你可以抬头),她身上有那个毛病。她说:“所有的疼痛都没了。”她的紧张平静了,就跟这男的一样。对吗,姐妹?呐,你会痊愈地回家。神的儿子耶稣,他今早在这里使你痊愈了。要为主做一个勇敢的仆人。神祝福你。
呐,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如果是你在那样受苦,会怎么样呢?好的。
呐,我们再次低头,做个祷告。好的。
呐,我们……[原注:伯兰罕弟兄对祷告队列中的一位女士说话。]你的要求是什么?哦,是……哦,我看见,是……哦,我看见是……哦!神能使结巴的人……你以前曾参加我的聚会吗?你看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是吗?我看到那里有个小拉动……这女士的钱包……她的眼镜在这男人后面。
现在,大家都保持真正的敬畏,如果可以的话。
我们的天父,这个小女士无助地从医生那里过来。他们尽他们所知做了一切。她的脸抽搐,神经,有件事不对劲。医生想要发现,但他们查不出为什么那根神经手术不正确。她因此全身都生病了。主啊,真的,那岂不正是今天世界的样子吗?我知道她无助地站在你的面前,作为你的仆人,我凭我所知道的一切信心带她到你面前。我们知道是撒但把那根神经损坏了。那是医生找不到的看不见的东西,导致那根神经使她的眼睛和脸部抽搐。但主啊,你能使他离开,因为你是耶和华神。你是那位在各各他预备了祭物的,我们现在接受它。
你这使她脸部抽搐、折磨她身体的邪灵,出去吧!我们奉耶稣的名上来,刚从各各他、从神的道来,我们谴责你。我们宣称你再也不能留下了。这妇人被医生试验过,他们做了他们所知道要做的一切。你向医生隐藏了,但你无法向神隐藏。他知道你是谁。作为他的仆人和代表,我吩咐你离开我的姐妹,从她身上出去!
神的道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所以,你在各各他的赎罪祭中被打败了。从这妇人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我靠着耶稣基督的使命使她脱离你的束缚,我们要手按病人,赶出污鬼。你是邪恶的,你必须离开她。愿她回家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你们低头,还有一会儿。呐,我相信你的名字是金泽太太,自从我们在这边祷告了,只有你的信心能停住这个拉动。但我全心相信你好了,痊愈了。是在这边,在这里,就在你脸里面。
呐,请你过来。你从哪里来?肯塔基州州的波士顿。你愿意举手吗?女士,她的脸这边有东西,从喉咙到这下面抽搐,神经上下跳动。那是什么?就像圣经说的:“耳聋的鬼离开了人。”医生找不到他,因为那是神经手术。神经仍然在那里,但那神经里面有东西,使它跳动,一直跳。当然,医生找不到那东西,因为……[原注:妇人说:“十三。”]她去看过十三个不同的医生。呐,耶稣基督已经阻住了它。她在我面前,她必痊愈。她现在必好了。神祝福你,金泽太太;神祝福你。
今天刚好是她的生日,说:“她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看看她,她下去了,那岂不奇妙?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给神!”]感谢归给神。
呐,我们全心地爱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在我的教会里,我们已经学习要爱他,为我们需要的一切信靠他。
呐,谢谢你们继续低头。呐,当你们低头祷告时,他们要带下一个病人上来。这也是你们的祷告。
你是?[原注:伯兰罕弟兄对祷告队列中的一位女士说话。]哼嗯。是什么?是的,大妈,你的问题是什么?是的,大妈。它在你耳朵里吗?你耳聋或耳朵里有东西?哼嗯。是的,大妈。类似疖子什么的?是的。好的,你从哪里来?
这姐妹从俄亥俄州一路来。她的问题是在耳朵里;那些东西迸裂,流出来,给她引起了很多麻烦。我们相信耶稣能打败这个,或已经打败了它。我们现在来认领她在各各他的得胜。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把我们可爱的姐妹带给你,她今天从俄亥俄州一路来这里要得医治。主啊,藉着晚上长时间的祷告,我全心地祈求你做这些事。我知道,当你说了你要做这事时,祈求你就是容易的。我很感谢你已经做了这事。
现在,我们在各各他十字架的光中把她带给你,耶稣站在那里,成了赎罪祭。你挂在天地之间,藉着你流出自己的血使天地和好。你从地上被举起来。你死在半空中。血滴在地上,染了各各他的古老十架。就是在那里,你掠夺了执政者;就是在那里,你抢夺了撒但所拥有的一切。你夺回来,把神儿女的合法财产赐给他们。就是在那里,你赐给我们永生;就是在那里,你赐给我们复活的应许。
付清代价的天父啊,今天,你为她的医治付清了代价,我作为你的仆人,同另外几百个仆人站在这会堂里。我们谴责这折磨我们姐妹的魔鬼。靠着基督的义和他在各各他的命令,我们把你从我们姐妹身上赶出去,打发她回到她在俄亥俄州的家里,因为那里再也不会有疖子迸裂了,她必完全好了,我们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呐,姐妹,当然,要显示任何东西,你做不到。但你相信,不是吗?你相信。我要你到这里来。
大家可以抬头了。我们的姐妹无法显示任何东西,因为她的耳朵此时没有流了。但今早我们心里有确据,她心里也有,我心里确信神已经医治了我们的姐妹。你相信吗?这将是一个见证。神祝福你,姐妹,阿们!
感谢归给神!现在,我们为其他人祷告,让我们再次低头。
哦,姐妹,我看见你拄着拐杖,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我们祷告好吗?当我跟姐妹交谈时,请你们低头一会儿。呐,你的问题是什么?[原注:姐妹对伯兰罕弟兄说话。]是的,大妈。这是那个结巴,对吗?高血压,是的,大妈。你是基督徒吗?是的,大妈。你现在相信你来到了主耶稣面前吗,姐妹?
呐,我们的姐妹两个脚踝不好;她靠拐杖支撑着走路。她有高血压,身上有很多问题。我们此时为了她的医治把她带给耶稣。你们也祷告,让你们的祷告能为她发出去。
我们亲爱的天父,我们可爱的姐妹站在这里,还是个年轻的妇人。但撒但会让她中风,若是能的话。撒但会让她卧病在床上;让她离开神的使命,若是能的话。因为撒但不想要她的见证。为什么这事发生在这个基督徒身上呢?为什么?我们可以询问,或是那些不明白的人会询问。但父啊,我们知道这是为了你的荣耀。
有一次,经上说:“是谁犯了罪?是这个男孩呢?还是他妈妈或他爸爸呢?”
你说:“都不是,乃是要显出神的作为来。”
今早我们为我们的姐妹相信。我们相信那是她的脚踝处于那种情形的原因。我们相信那是高血压临到她的原因,好让你能向她显出你对她的爱和仁慈,让你能向她证明你是耶和华,医治我们的疾病。
神啊,我们祈求这高血压以某种方式降下去,直到医生说:“你发生什么事了?”
她就可以对医生说:“耶稣医治了我。”
神啊,我们祈求你使她的脚踝不靠这个支撑就可以行走,让她能像她所要的那样行走,生活。
父啊,道已经传出去了,虽然简易,却砍出了一条路,它肯定占据了这些基督徒心里一个地方。现在她站在这里;正在等候她的医治。你绝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治不好的人。天父,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使她痊愈。呐,作为你的仆人,作为一个相信你的人,同你其他低头祷告的仆人一起,我们把我们的姐妹带到各各他,主耶稣挂在那边。哦,太奇妙了!他立在那边,地在他下面,天在他上面,使神与人和好。我们奉他的名上来。是魔鬼在拦阻这妇人成为一个完全得释放的仆人。耶稣,你在那里剥夺了魔鬼,从他那里拿走了他的一切合法权利。今天,魔鬼只是个纸老虎,我们不接受它。我们不接受它,因为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赐给了我们证据,他告诉我们说我们能这样做。我们相信。我们把魔鬼想要抢走我们姐妹的东西拿回来。我们把她的健康给她。我们除掉她脚踝上的软弱。我们让这高血压回到正常的状态,谴责行这事的魔鬼,奉耶稣基督的名,靠着各各他祭物的光。
撒但,从她身上出来;你是恶者,再也不能拘禁她了。主啊,那天晚上你赐下异象,说这些事会有,你是真的,不可能失败。现在我祈求我们姐妹的释放,奉耶稣基督的名,他必得着一切的赞美和荣耀。
你们每个人低着头。姐妹,真的,外面……我唯一能说的是,你上来时涨红和发光的脸已经退下去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感觉到……觉得平静、凉爽。呐,让我们看看你的拐杖,就一会儿。我相信你再也用不着它了,现在不用拿它过来了。只要走一走,瞧,到这儿来。很好。
呐,我要你们大家看看。这女士本来脸红,现在觉得平静了。看看她的样子。你们看到她的脸色刚才是什么样的。现在她……她感觉正常了,神已经医治了她,使她痊愈了。她的拐杖,她再也不需要那个了,不管她在哪里。下去吧,姐妹,拿着这东西,带着它,把它挂在你的家里作个纪念品。瞧?我不会用它。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好的,现在我们再低头祷告。
好的,你带姐妹来好吗?姐妹,你的问题是什么?[原注:女士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哦,哦,你从哪里来?肯塔基州麦迪逊维尔。杰克逊太太。好的。
这姐妹有关节炎,还有一些非常严重的内脏问题。如果神不使她痊愈,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也许得做外科手术,此时非常危险。所以,我们祈求神怜悯,医治她。
我们仁慈的天父,今天我们把我们可爱的姐妹带给你,她从肯塔基州麦迪逊维尔一路来这里接受祷告。你是神的医治者。我把她带进你的无所不能中,带进你伟大的同在中。她的……你的能力和你的面谴责这关节炎,它把钙沉淀在姐妹手指的骨头上,把钙沉淀在膝盖和脚踝上。她伸直了躺在床上,有人用管子喂给她吃。哦,你这邪灵,你要因其它的疾病夺走她的性命,但今天我们把她带到耶稣基督面前。
神啊,为她的缘故,我夸口我自己的信心,知道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做出了,我谴责魔鬼,靠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把他赶出去。叫姐妹脱离关节炎和其它所有的疾病,使她能回家得痊愈,在整个地区见证神的荣耀。
撒但,你输了,耶稣基督赢了,靠着主耶稣基督她可以得痊愈。
亲爱的姐妹,可能人们看不见任何事情,但我相信你得医治了。站起来,看看你是不是觉得更好,脱离关节炎了。你现在觉得好吗?呐,你们都可以看到她怎么移动脚等等。走下去,像年轻女士那样举止,好像你根本没有……你没有……我们赞美主耶稣,因他一切的良善和怜悯。
呐,当我们祷告时大家保持敬畏。呐,就一会儿,我们要……我们一为这个小孩祷告,接着我们要休息一会儿,你们可以下去。我们要花大约三分钟时间,接着我们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再开始叫另一些人。好的。
现在大家都保持敬畏。好的。是这婴孩要接受祷告吗?你也想要接受祷告吗?威尔逊弟兄,我很高兴跟你握手。你的孩子……[原注:女士对伯兰罕弟兄说话。]
哦,哦,是的,我看到,他有点像抽搐,摔倒了。我看到他摔破了小脸蛋。哦,姐妹,你和威尔逊弟兄,你们今天相信耶稣必从你孩子身上除掉这东西,让他得痊愈吗?
呐,站在这里的小孩子有问题,他抽搐,摔倒了,他的小脸蛋和小眼睛受伤了,变青了等等。这位父亲也想要医治。
现在我们祈求神把这咒诅从小孩子身上除掉。会众,你们相信我们仁慈的天父本着他的怜悯,会让这小孩痊愈,不再有这些抽搐,叫它们离开吗?你们相信我们求我们的天父,他就必成就吗?好的,我们祷告。
威尔逊弟兄,你的问题是什么?我忘了。[原注:弟兄对伯兰罕弟兄说话。]我明白,也许是同样的事……小孩。好的。现在我们大家都保持真正的敬畏。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先把孩子的父亲带给你,好像最初来到世上。一些恶事发生在他身上了。魔鬼在很多重大的时候胜过了他。但今天我们藉着祷告的方式把他带到耶稣基督的面前。我们把他带到各各他,耶稣在那里死了,使他能拥有五个完全的感官。我们祈求神,愿你怜悯他。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这些事符合你的道。你说过:“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出污鬼。”我们相信。虽然有时候人们……
主告诉我做某件事,说某件事,当我醒来时,我无法记住主说的话。你们记得这个。那天晚上在异象中,主对我说,这些事不会公开发生,它要在私下发生。站在附近的考克斯弟兄,我们建议,也许最好让人们这样走过来,让我在这里的祷告室一次叫一个,让这事发生。
上星期天,当我在这里时,我在我的教会第一次这样做。我让大家都低着头,让我能走到这个妇人那里,她残疾了,躺在这个担架上。她完全得释放了。
今早,我说:“神啊,请你帮助我一会儿,直到众人变得不安宁……帮助我,也许我能让会众低着头,让他们不看到事情发生。瞧,大家,如果我开始按手在人身上,大家就开始低头,”哦,我手上感觉到了。瞧?像那样,当它临到时,大家开始看它是怎么临到的;那绝对是属肉体的模仿。绝对没错。告诉我这样做的同一圣灵,说它是模仿。所以我知道那错了。
那是主那天晚上告诉我的。他说:“你引起了许多属肉体的模仿兴起。那么做……现在,不要让人看见这事。”那是我今早一直做的。让你们都知道,你们现在看到我告诉你们真理了。你们留意主在这些即将来到的复兴中所要做的事。它丰丰富富,远超过已发生的事。你们现在只要看。记住,我不是假先知。我讲了真理。神不会说谎。看它会不会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大。
呐,你们亲爱的会众,你们有许多人在这里排队接受祷告。时间迟了。我知道你们要接受祷告。我想要为每个人祷告。这女士有个小女孩站在这里,母亲抱着小婴孩,等等。我们想要他们接受祷告。我们想要他们得到释放,不是吗?我们想要他们每个人都得痊愈,这些男孩跪在这里。那后面都是人。这里有人得癌症,处在严重的境地,快要死了。
呐,我们信不信耶稣此时在这里?我们信不信他在这里?我们全心相信他要使我们每个人痊愈吗?你们信不信?他爱我们众人。神不偏待人。他要医治小女孩,不是吗,姐妹?他会的。[原注:姐妹说:“他已经开始医治了。”]已经开始了。神祝福你的心。你从哪里来,姐妹?肯塔基州克莱斯特伍德。[原注:“一天晚上,这里这人为她祷告了,从此她已经恢复了,好起来了。”]
哦,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内维尔弟兄来祷告了。这个小女孩,瞧,我的好朋友伍德弟兄是从克莱斯特伍德来的,他的……你认识伍德弟兄他们,是吗?哼嗯。他是那里的承包商,是的。
这里这个小婴孩,他是从哪里来的,姐妹?印第安纳州加里。你相信他会回到加里得痊愈,是吗?你肯定相信。好的。
这些小男孩是从哪里来的?印第安纳州奥斯丁,你相信他们今天也会回去得痊愈,是吗?我们肯定相信。
那个小婴孩也要接受祷告吗,姐妹?你是从哪里来的?印第安纳州。哪里?新阿尔巴尼。你相信小婴孩会得痊愈吗?肯定的。你相信这周围的其他所有人都会得痊愈吗,每个人?
呐,让我们联合在一起,说:“耶稣基督,你活着并且作王。”哦,想到主耶稣的至高无上,他能使那个完全瞎了的婴孩眼睛打开,能使那个结巴的人站在这里,坦然、正常地说话,能使其它这些事发生。神就是神,不是吗?跟神要做的事相比,那是次要的事。他要做更大、更大的事,并且继续做,直到他再来。没错。
呐,我告诉你要进入的态度。进入这样的态度:“耶稣,你在这里。我现在接受医治。我全心相信。现在它成了。”在你心里,就像你来到他那里要得救一样,你说:“主耶稣,我交出我的所有。再也没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了。这是我的心;这是我的生命。我把自己交给你。”能做的就是这些。你说:“主耶稣,我相信。”
突然,这心底有声音说:“是的,我相信。是的,我相信。”
你的婴孩病了多久,弟兄?从他出生起。他的问题是什么?发育迟钝。瞧,你知道是魔鬼干的。没错。魔鬼做了那事,神能使那婴孩重新变好了。想一想,我见过几打这样的病例,现在都完全正常、痊愈了。我要……我知道。我也有一个小婴孩。我知道你的感受如何。只要放心。
你们俩都是基督徒吗?你们俩没有一个是基督徒吗?你们今早站在这里,愿意把生命交给耶稣吗?如果神让你们的小婴孩痊愈,正常了,你们答应为神而活吗?你愿意,你愿意吗,弟兄?你愿意。你愿意,你愿意吗,姐妹?神祝福你们。呐,当你们接受主耶稣作你们的救主时,你们就成了基督徒。现在我们接受他作婴孩的医治者。
天父,藉着按手在这蒙福的小孩身上,那是两个刚来的新生的孩子,孩子的父母。必须分享这个婴孩才能带给他们永生。也许,如果不是因为婴孩那样,他们就永远失丧了。但婴孩成了他们暂时、较小的救主,带他们到主耶稣那里得救恩。父啊,我们感谢你。祝福他们,他们是你的孩子;他们接受你。
你在你的道中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看着这对年轻夫妇,看到那光悬挂在他们头上,当我走到队列的尽头,看到那光悬挂在这对年轻夫妇头上,我想,父啊,最好跟他们说话,而不是跟会众,惟有你。
那是什么?那个关键时刻是你在他们的心里拉动。神啊,我们非常感谢你他们是基督徒了。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他们的孩子。我们来,因为神说,或耶稣在他的道中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所以,我们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父,愿他祝福这婴孩,愿接下去的二十四个小时后这婴孩身上发生巨大的变化,使孩子的父母兴高采烈,主啊。我谴责魔鬼的工作,父啊。罪已经承认了。孩子的父母是基督徒了。
撒但,你再也没有权力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靠着耶稣基督的血命令你,他吩咐我们如此行,我们把你从这孩子身上赶出去。现在,孩子开始生长发育,变得正常,痊愈了,长成一个年轻的好孩子,使他父母为他感到自豪。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祝福,阿们!
现在你们俩是基督徒,在基督里了。留意看你孩子的变化。你们现在住在哪里?印第安纳州加里。四、五天后给我写信或给我打电话,你在你孩子身上看到怎样的变化。让我们为这奇妙的工作感谢神。
我走到队列的尽头了,开始祷告。我一直注意,刚才这里的恩膏很大。通常注意会众等等。但我有点把那个当作第二位的,把目光转向一边,直到我注意到它刚才在这女士身上。我看见它悬挂在那对夫妇头上,我一直纳闷它在哪里。我想:“那是它所在的地方,就在那些人那里。”
现在,我们要为每个人祷告。只要神让我活着,你们每个人都要得到代祷。我们要开始祷告,这样我们就能出去。我们要从这里去到队列的尽头。
弗雷曼弟兄,你在那里安排好了,我们能过去了吗?现在,我要下去那里为你们每个人祷告。我要你们经过,为你的医治欢喜并感谢神。
附近的人,留意内维尔弟兄下星期六的广播,安排下星期天的聚会,看我能不能及时回来参加下星期天的聚会。好的。
2

很高兴来到这里,看到这美好的日子,看到你们众人都出来侍奉主。你们今早有足够的力量来教会,对此你们不感到高兴吗?瞧?有很多的人不能来。他们在家里连上电话,度过一天的光阴,只是要听人讲。去告诉他们,说:“哦,星期天早上我们在我教会里为病人祷告。”那些进来的人,嗯,他们有几年没有走动了。想一想,你们今天能来这里。能出来是何等蒙福的事啊!

你知道,我曾经读到一句老谚语说:“我一直抱怨没有鞋子,直到我看见了一个没有脚的人。”所以,是这样的。如果你环顾四周,就会发现总有人比你的情况更糟。所以那是……
但想到今早,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一位爱我们、关心我们的可爱救主,知道我们正在完成的这个巨大任务和我们所处的时间与压力,只是这个旅程的底片部分。有一天,我们要接受一个永不生病、永不衰老的身体。它永不……我们再也不用彼此分离了;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3

我喜爱交通。我相信,每个人,尤其是基督徒都喜爱交通。想到我们奇妙的交通,有一天我们要在一起,再也不用离开,永远不用离开了。再也不用担心孩子会不会受伤或什么的……不会有那样的事了,将是……再也不用担心我们的饭要从哪里来;它们一直为我们预备和准备着。那岂不奇妙?在那要来的伟大时代……那是为什么我们有教会,圣灵今天在这里,劝人们体贴神的心,让他们为那个时刻预备好。现在做出决定站在那边的人,就是将来永恒地享受那些祝福的人。

如果今天这里有人从未做出那种决定来侍奉主耶稣,我相信这将是你做出决定的日子,从今天起,你会跟一大群信徒联合,走向得胜。有一天它要结束。
弗雷曼弟兄,这里应该有一张凳子,如果你现在想过来坐,你可以坐过来。这里有一张椅子。我们的会堂太小了。我们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人。但是,从星期五晚上起,我们一直都是尽力领人进来,把他们带来,星期天早上我们可以在我的教会里为他们祷告。
世界,我们当然有一个生病的世界,许多人生病,患难,困苦。但就像我们说的,将来有一个时候再也没有这些了。当我们再也不要为病人祷告,再也不要为罪人祷告,那岂不奇妙吗?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消失在那忘却的伟大时代里,那时我们要与主同住。
呐,我们知道这里有点拥挤。我们希望我们能让你们更舒适,但我们做不到。所以,我们祈求我们仁慈的天父使你们心里对他的同在感到震撼,使你们在聚会进行时不会注意到你们所处的拥挤的状况。愿你们在主里面大得安舒。
4

呐,今天我们要查考一会儿神的道,然后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祷告。我的事工主要是……在神的道上,我不是一个太好的教师。我也许对他的圣经知道得不太多,但正如我常说的:“我很熟悉作者。”那是主要的事。我要认识他。认识他就是生命。藉着认识他我得到了生命:不能灭亡的永恒生命。它存到永远。神赐下永生作礼物,它永远是好的。它永不灭亡,永不衰老,永不减少。如果你活着,有一天你的身体会衰老。但你的魂,你的灵永不衰老。

我曾经遇见一个超过一百岁的老人,他说他们从七岁起就是基督徒。我说:“弟兄,今天他对你来说如何?”
“哦,”他说:“伯兰罕弟兄,随着岁月过去他越来越甜蜜。”
大约一百零四、五岁,我想:“随着岁月过去,仍是越来越甜蜜,服侍主将近九十七、八年,主仍是越来越甜蜜。”我想象当岁月流逝时,当我们回头看,看见神领我们经过了什么,领我们从什么出来,又领我们进入什么,我们会知道主一直以来仍是越来越好。
基督徒生活是一个旅程;这是行天路,我们正在经过这片土地。我们不会呆在这里;你们知道这个。许多时候我们盖房子;我们说:“哦,我和家人要在这里扎根”吗?但是,多久呢?瞧?你不知道。我们总想得到一个地方,让我们可以说:“这是我们永远的地方。”但不是在地上这里。我们在地上没有那样的地方。但你里面有东西呼求那个地方。在你里面能有东西呼求那个地方之前,那地方必须存在,不然这里就不会有东西呼求它。深渊不会向深渊呼唤,除非有一个深渊响应它。所以,里面必须有东西呼唤一个地方……或者说,必须先有一个地方来让这深渊呼唤它。当这里有东西渴望……
5

呐,我也看见一些跟我一起长大的朋友,我们一起在这里。我想起几年前一些男孩子在外面街上打弹子游戏,抽陀螺,骑马。今天我们步入中年了。接着我注意到他们的父亲,今早有两三个坐在这里,哦,当时他们是年轻、黑头发的男人,而今天他们坐在这里,摇摇晃晃,老了。我们必须迎接那摇摇晃晃、衰老的经历。但我们只是一个接一个地转下去,是寄居的和客旅,走到底。

呐,在这里蒙福的事……刚才我在跟一个受神经紧张折磨的年轻女士交谈。神经紧张,她说她怎么努力要胜过那个。呐,我算不上是基督徒科学派的或一神论的。我不相信什么心灵控制物质的事。我相信神是一位医治者。呐,我……这女士在那个神经紧张中出生。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她的父母死了,她在各处颠簸中长大,从来没有得到一个孩子所特有的爱和关心。
作母亲的,你知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知道我有个小儿子在后面,他确实被宠坏了。但我宁愿让他那样;我相信,如果神让他活着,那会使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胜过让他尖叫、哭喊、搅乱他小小的自我。
听着。几年前,一些标准的现代巫医这样说:“让孩子哭。不要抱他起来。就是这样。凡事都像那样。不要让祖母接触他。”你知道他们孵出了什么吗?你看到那是什么吗?青少年犯罪,一群神经病患者。神造一个婴孩,让他被爱护。那就是为什么他让母亲爱婴孩。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应该是那样的。神造他是那样的。任何时候你搅乱了神的计划,你必须记住,你错了,将来也是错的,只要你在搅乱神的计划。要跟从神的计划。照神说要做的那样去做。
呐,唯一可能的方式,就像你生来是个罪人。你成为罪人以外的东西的唯一方式,必须是另一个出生。你必须生为一个基督徒。如果你生为一个罪人,那你就必须生为一个基督徒。必须是一件事发生在你里面了。同样的事必须发生在神的医治上。必须有一件事发生,不只是激动或情感;必须是一件事真实地发生了,你知道它发生了,瞧?不只是:“哦,瞧,我这样认为它,那样查考它。”不是那样做的。必须是一件事真实地发生了。
6

今天,我们期待着几辆载满人的救护车等一会儿挤进来,他们是坐飞机来的。今早我们要为那些在这里生病和有需要的人讲一个功课,主题是神的医治,让你们的信心能建造在神的医治上,知道它真正的意思是什么,知道要做什么,如何安排,为你的医治预备好自己。

多少人读过这个月的《基督徒生活》?你读过《基督徒生活》杂志了吗?我相信,哦,不,对不起。我这个月拿到它,有人寄给了我。伊利诺斯州一位著名的医生,有人问他一个问题:“神的医治是怎么回事?”真希望今早我把它带来了。他说:“有那么……”他们问他:“有神的医治这么回事吗?”
他说:“当然。”如果那个医生没有照我解释的方式准确地解释,比如我的手断了,药并不建立组织……我们认为药很奇妙。我们不会说不要用药,因为那是一样东西。就像我不会说:“不要用肥皂洗手。”它是一种化学物质,但最重要的是药并不医治。药只是保持清洁,神做医治的工作。你不能把你的手臂接上……医生不会进来接上你的手臂,说:“现在它得医治了。”他只是接上你的手臂,然后离开,再让神为你医治它。那是医治能成就的唯一方式。
瞧,服用药物也是一样的。但药物没问题。如果你的手臂断了,把它接上,没问题。但必须得是神做医治的工作。
瞧,这是……这医治,你必须有信心。它称作信心的医治。这位医生说:“瞧,有神迹这么回事,”他说:“我见过许多次了。”他是个有名的外科医生。他说:“许多时候,”他说:“若你去到没有生气的崇拜,他们说某个人那样做或类似一神论的东西等等中,我绝不会碰那个。”但他又说:“我的确相信并知道,耶稣基督的血足以医治任何疾病。”瞧?
7

呐,它是藉着基督来的;医治惟独藉着基督而来。这一切来到……如果你的转变……呐,我见过一些人自称说:“哦,我要翻过新的一页。这是新年;我今年要尽力做得比去年更好一点。”但你发现那不管用。那些像那样随意接受医治的人也是那样。那不管用;那不能持久。但当一个男人或女人带着完全顺服的心来到基督面前并且相信,直到他们里面确实有东西改变了,那人就拥有永生了。

神的医治也是这样。当一个人基于相信基督所流的血是为了他的医治而来到基督面前,“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并且接受它,直到他心里有事情发生了,说:“是那样的;我要好了。”
我告诉你,根本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痊愈。他们必好了。是的。当一个人重生了,你不用告诉他要停止犯罪。它自己绝对就停止了。瞧,那是同样的事。你不要告诉人:“呐,继续坚持住,”当他们得医治了,他们就……有件事发生在他们里面了。不是从外到里,而是从里到外。它先发生在这里面了。你绝对相信它。然后从那里往外,它开始起作用了。我看到它如此自然地发生,产生了显著的神迹。
8

呐,我们在这个主题上就近神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祷告一会儿。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让我们遇见主。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奉你爱子主耶稣的名谦卑地来到你面前。我们奉他的名上来,因为他命令我们这么做,说:“你们奉我的名向父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如果我们摆上他的名,我们知道我们一定会跟神交谈,这个祷告要径直被带到他那里。
父啊,我们今天迫切需要这个祷告蒙应允。经过一个晚上的祷告和考虑,我们上来,查考这道,求问你今早要让我们对这些生病、垂死的人说什么。我们知道这是一份最庄严的义务;有一天我们要为我们忠诚地管理神的产业交账。
我们谦卑地上来,相信并且向你俯伏我们的心,说:“神啊,今天在这里怜悯我们。主啊,赦免我们的一切罪。”愿今天这里这些人的心被彻底洁净,叫圣灵能以奇妙的方式进来,带着他的道并传给每一颗心。愿今天每个不信者成为神真正的孩子,重生了。愿每个病人今天都得医治。愿圣灵赐给我们向上进取的信心,超越一切的阴影和一切的云朵,抓住神,把他带到我们面前,或把我们带到他面前。把我们提升到阴影之上。愿它不留下一点阴影。愿我们现在都把我们的魂带进来跟神连上。
主啊,求你临到你的道。你应许了你要祝福你的道,无论它在哪里被说出来。你说:“它决不徒然返回,乃要成就你定意要它成就的事。”父啊,你差遣了这道。
现在,主啊,愿圣灵拿起这道,直接去到人的心里,建立一个不动摇的信心,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拯救失丧的;赐经历给那些还没有经历的人。主啊,把我们藏在基督后面。让我们整个的思想、传道、见证,不管发生什么,愿它都藉着基督临到,我们奉他的名这样求,阿们!
当我想到主的良善……
9

呐,这是个熟悉的题目。是的,我上床以后,似乎无法让这题目从我心里离开。我必须把它记在心里;尽管我已经讲过多次了,我还是把它记在心里了。今天,靠着神的帮助,我要传讲一会儿,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没有准备一个字或什么的。我们不是从笔记里传讲,只说主说做的事。照着主的命令开始、停止和竭力。

在《创世记》22章7节,我们读这两节,7节和8节,作为主题。
7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父亲。”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8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一只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呐,读了这道,非常熟悉的主题,若神愿意,我想选一个主题讲一会儿:“神有一条预备的路。”
呐,公路,不管你来自哪里,公路部门都有一条预备的公路让你来杰弗逊维尔参加今早的聚会。你有……他有一条预备好的公路。你只要沿着公路,拿着地图,沿着公路走。在美国,只要拿着公路地图,去任何地方都很容易。
神有一份为我们的医治和救恩用记号画好的地图,有一份为荣耀用记号画好的地图,都通往那个方向。当我们行走在这条古老的大路上,如果我们需要一个医治的地方,你在地图上注意,路上一直都有一些小站,主在那里为我们预备了一个医治的地方。他一路都有相信神医治的传道人,他们为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祷告。
10

就像从耶利哥来、那个跌倒的旅客,他从耶路撒冷去耶利哥,他们带他到店里,那个预备的小地方,他们给他倒了一些油,拿了一些钱,然后他就 好了。店主说,或那人说:“如果需用的比这个多,当我经过时,当我下个旅程经过时,我必把这事办妥了。”所以我们知道神有一条预备的路。

在亚伯拉罕这个人物上,今早说或把他当作一个基本的思想,在我看来,他是圣经所有人物中最杰出的一个,是我喜欢、给人们当作榜样的人物之一。
呐,在《希伯来书》11章或12章1节,经上说: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呐,我们晓得罪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不信。罪是单数的。罪……你是个罪人,因为你是个不信者。你是个基督徒,因为你是个信徒。那并不是指一次……许多时候我说抽烟、喝酒、赌博、犯奸淫、说谎不是罪;那是不信的属性。那是不信所产生的东西。你那么做,因为你是个不信者。但当你成了信徒,这一切的东西就脱落了,它是一个信仰的新生命,产生义、和平、喜乐、仁爱、忍耐、良善、耐心和温柔。那是属性,因为你是个信徒。呐,神……
你曾停下来思想过吗?呐,就一会儿,让我们直接看圣经。我爱它,因为它是神的路径,它是神的义。发生在旧约里的这一切事都是我们可能的鉴戒,如果我们接受同样的东西,或他们所走的道路。
11

圣经说他们脱了刀剑的锋刃;他们做了这一切不同的事;他们的死人复活了。你说:“但那是在圣经的时代。”那些事今天也在发生。这就是圣经的时代。自从圣灵来了,这就一直是圣经的时代,我们永远走不出这个。但我们知道我们在这些事上有逼迫,那些不信的人会取笑、嘲笑。他们从前也有。但有一天当生命结束,当救赎的歌唱起来时,这故事要在荣耀里述说。

哦,我几乎能看到耶稣来到地上的时候,被救赎的人举着手站在他面前,同样的故事,藉着恩典得赎。天使低着头围绕地球站成一圈,却不知道我们在谈什么。他们不需要被救赎。是你我需要救赎。基督是为你我受死。那是我们能唱救赎恩典的原因。天使对此一无所知;他从未堕落。那将是何等的时候!哦!
当我想到这身体所有衰老的皱纹要被烫平,所有灰白的头发消失,溜肩膀挺直了,说:“看主为我成就的事。”谈到救赎的恩典,你会听见我的声音;我知道你们会。不但我的声音,还有大家的,当他们唱救赎恩典的故事时,主怎么救赎了我们,你们会听见他们的声音。呐,我们只是圣灵的属性。我们只是得到了定金,圣灵的凭据。有一天我们要得到全额付款的圣灵。
12

耶稣从来不是来地上徒然受死的;耶稣从来不是碰了运气才来地上的;耶稣不会那么做的。神不是那样在天上松散地经营他的事业的。耶稣来地上受死为了一个目的,不是要看是不是有人。神在创立世界以前就预先了看见整个的事。你相信吗?预先看见,神藉着预知预先看见。

因此,他知道必有一个毫无斑点和皱纹的教会被召出来。必须做好准备来拯救那个教会,所以神差遣了耶稣,不是也许有人会得救,而是他知道谁会得救。他有一群被召出的子民,你们就是他们。他有一群子民会相信神的医治,会为他们的医治接受鞭伤,你们就是他们。神知道这事。他知道会有不信者。就是这样。他知道他们会。他预先知道这事。所以,他能预先说出事情要那样发生。他预先知道有人愿意相信。所以,他为那些愿意相信的人差遣了耶稣。今天他们在这里,聚集在一个地点,要接受神预先知道要发生的事。神为那些愿意相信的人做好了准备。你们就是那预备的一部分。在世界形成之前神就预先知道这些日子会在这里。那是他能预告的原因;他预先知道这事。他为那些愿意接受的人做好了准备。
今早你们是那些人,来这里接受代祷,因为那准备做成了。神预先知道。哦!那激起了我们魂的感情。你们注意,圣灵拿起这道,传给全会众,注意会众的感情。你知道我怎么做吗?我知道神的同在在会堂里。当你看到道路、影响,圣灵在驱动人们,当你观看时,只有这道。神做了准备,预备……
13

今早你来这会堂所求的东西,神预先知道,设立了次序,叫你可以接受你今早来要接受的东西,阿们!你明白吗?瞧,一切都已经就绪了。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接受它。神已经赐下了它。它就在这里。呐,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站起来接受它。

呐,你也必须得到指示如何接受它,如何伸手抓住它。当你得到它时,你就知道它在那里;没有东西能把它擦掉;它是擦不掉的。它绝不可能改变。
注意,神在这里赐给我们一个榜样,亚伯拉罕和他的小儿子以撒。我想到当时亚伯拉罕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不比任何人更强。也许他父亲是个拜偶像的,从巴比伦出来,来到迦勒底的吾珥城,他们曾在那里敬拜树根。他们在那里有个女人,应该是某个女神,一切都是宁录建造的。那是偶像崇拜最早在巴比伦建立的地方。后来人们被分散了。巴比伦把他们都领进一个组织中,就像一个大首领或大组织一样。
但亚伯拉罕从那群逃脱的人中出来。他父亲,亚伯拉罕娶了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下来住在示拿谷。神在那里对六十或七十五岁的他说话,应许他一件神的医治。他妻子撒拉六十五岁。神应许藉着他对神的信心,神要为撒拉行神的医治,阿们!
何等美丽的图画!多么显著,如果你注意,一直都是亚伯拉罕的信心。甚至撒拉疑惑,发笑,跟神自己争辩一件暗笑神的事。但因着神的至高无上,他不能收回他的应许。
哦,生病的人啊,如果你能看到这点,那正是事情要发生的时候;必须是。它奠基在你对神的信心上。
14

呐,神告诉亚伯拉罕,他要行事,预备一条路让这事发生。这里任何上了年纪的或任何地方十几岁的人都知道那必须是一件显著的……某件事必须发生。但神做这事或应许这事之前,在他做出应许前,他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它必要发生。

对于今早坐在这里,得了癌症、心脏病、瞎眼的人,必须有一个超自然的运行才能成就事情。星期天早上,上星期天早上,必须有超自然的运行,把那女士从放在这里的担架上,她的脚踝断了,硬化了,甚至她无法把她的袍子围在这里;十五分钟后,她就能把袍子围在自己身上。准备已经做好了。你明白吗?
哦,何等荣耀的事!准备已经做好了。神预先知道他要差遣亚伯拉罕,神让他一直走下去,直到他到了七十五岁,表明那是一个神迹,让撒拉继续往前走。当他们十八或二十岁时,神本可以对他们说话。但神就让事情去到一个地步,显出那是一件神迹。
神喜欢显示他的能力,不是他非显不可,而是他喜爱那么做。因他的无所不能,他喜悦让他的臣民知道他是谁。对此我很高兴,因为他向我显示了他的能力。通常当神显示他的能力时,不管人们对此怎么想,每次人们都会对它说个不停。它预备他们的心,使他们做好准备,使他们打起精神,准备重新把握住。
不相信神医治和行神迹的人……难怪我们的教会正在死亡;难怪他们枯萎成了一个没有生气的崇拜;难怪社会福音今天如此占上风,因为我们的神学院里,我们接受的一切都在远离神。神自己就是一个奇迹。他是创造主;他是耶和华。他是伟大的现实,他是一切东西的伟大实底,地上的一切都是他造的。藉着每早让太阳升起,降下雨来,铺设彩虹,降到他的子民那里,医治他们的疾病,拯救他们的罪,他展现了他的能力。阿们!
15

“神”这个字,“神”这个字的意思是“敬拜的对象”。我们敬拜他,因为他因他至大的权能把这些东西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看到那些可见的东西在我们眼前。服侍他是多么荣耀啊!他预先知道这些事,设立它们的次序。

今天,也许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基督徒,这事怎么临到了我呢?为什么我陷入这种状况呢?”哦,也许神这么做,就像他对待亚伯拉罕和撒拉一样。嗯,也许撒拉还是十几岁的姑娘时,她就嫁给了亚伯拉罕,当时亚伯拉罕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他们的年龄可能相差十岁,她十六岁,亚伯拉罕二十六岁。
嗯,神本可以对他们说:“呐,你们年轻时要有一个孩子。你们年轻时就可以爱你们的孩子,可以好好地喜爱他,你们要抚养他,他将成为那要来的救主的预表等等。”当时神本可以那样做,但神喜欢行神迹。哦,对不起。知道他所行的事……
朝会众的脸看去,我看见坐在这里的一个妇人,她过去快死于癌症,只剩下一个妇人的阴影,她处在死亡的边缘。今早她坐在这里,健康,强壮,脸颊红润。
前面的座位上坐着一个年轻女士,我刚才跟她交谈,她曾是一个最糟糕的酒鬼。现在,她看上去没有神经过敏,甜美,谦卑。
我向那边看去,看见后面一个瞎眼的妇人,今早她在这里,眼睛上甚至没有戴眼镜。哦,那是神开了一条路。他在各各他做成了这事。在那里,我们的希望只建造在耶稣公义的血上。哦,他是怎么做的,超出了人所能发现的。但神做了。他为他的荣耀那样做了,他为此做好了准备。
如果你带孩子去参加某种派对,你岂不会预备他,把他的衣服或套装等等准备好吗?不管孩子是什么,是男孩或女孩。你会为此做好安排的。
如果你要招待同伴吃晚餐,你岂不先把晚餐准备好吗?因为你准备好这些东西。你准备好这些要来的伟大祝福,让你可以赐给人们。
你不喜欢招待人吗?你不喜欢出去带人到你家里招待他们吗?你打扫一切;预备一切,把一朵小花放在这里。这是他们喜欢的方式。你在这里放一样小东西。我看见他们……他们喜欢这个。所以你预备它,做好安排。我知道他们喜欢这种饭食,所以你预备那香辣美味的饭食,因为……如果你觉得你做不了,你就让能做得更好的其他人来做。你在做安排,为一件事做准备,因为你要你的客人得到很好的招待。
16

神在古时隐藏了。他想要他的儿女得到最好的,所以他做好了准备。他藉着先知预告了这事。他在基督里启示这事。今天桌子摆好了,每个受到邀请的男人、女人都欢迎来到这桌子上,“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这些都被预先看见了;被提供和预备好了。饭食准备好了。呼召发出去了。神预先看见了,他做好了准备。当你们的魂饥渴时,那是神给你们预备的道路。

今早一位女士对我说:“我走进一个聚会中,看见人们那么快乐。我不快乐。后来我看着他们,我说:’他们肯定有一样东西。我希望我也有那东西。’”肯定的,桌子是为那可怜饥饿的魂摆设的。在聚会结束前,她正在吃着桌子上的东西。哦,为什么?[原注:一位女士从会众中说:“伯兰罕弟兄,那是我。”]是那样的,是的。[原注:这位女士说:“呐,今天我很快乐。”]阿们!
酒鬼,白眼的酒鬼,顶级酒鬼,医生已经不管她了;现在她在这里快乐欢喜。我猜那大约是两年前或三年前;瞧,它仍然持续着。
如果你曾来到桌上,把脚放在桌下,你就永远不会再离开了。它太好了。世界根本无法跟它相比。你知道神给你的爱真是太奇妙了。神做了准备。
呐,他说:“我要让亚伯拉罕,不是在他二十六岁、撒拉十六岁的时候呼召他,我要等到他们都老了。我要让撒拉过了更年期。哦,更年期通常是发生在四十岁左右,呐,四十、五十、六十,大约二十五年后,我再呼召她。我要让亚伯拉罕到了七十五岁,再呼召他。”呐,神说:“亚伯拉罕,我要为你做一件事。”只要神说他要做这事,那就够好了。
17

亚伯拉罕说:“主啊,能得到孩子,我肯定很高兴。”他继续做事,好像他已经得到了孩子,阿们!事情就是这样。如果神……他不会……他不会那样说,除非他已经预备了。如果他已经预备了,你实际上就得到了。

如果我告诉你说我要给你一棵橡树,你说:“好的,伯兰罕弟兄。”我带着一粒小橡子过来给你。你就已经得到了橡树;肯定是的;它是在种子的形式里;但只要由它去。把它种了地里;它就会长出一棵橡树。当然。
对道也是这样,道是种子。道临到了亚伯拉罕;神的道临到了他,说:“亚伯拉罕,我已经拣选了你。”你明白吗?哦,我真爱这点,不是“你拣选了我,乃是我拣选了你。”
呐,为什么你们生病的人今早在这里?神拣选了你们。今天是你得医治的日子。“我拣选了你。我把我的晚餐准备好了。我叫你进来。现在,你们每个人都是客人,你们进来了。我把一切都预备好了,所有美味的东西都摆在桌子上,你们每个人现在都可以享用。”何等的邀请!
呐,神说,有时候,亚伯拉罕……亚伯拉罕没有疑惑,说:“主啊,谢谢你。我太高兴了,我得到你给我的这个应许,因为我在这里,我老了,我一直都想要孩子。我老了,我想要得到那个应许。”
瞧,亚伯拉罕继续走,仿佛相信孩子当年就要出生。但你知道,日复一日,没有变化。一天又一天过去,一周又一周过去,一年又一年过去,没有变化。但圣经说……呐,如果那是你我,哦,可能……我不说你我,但有些人,他们会说:“哦,神让我失望,他没有持守他的应许。”但神持守了他的应许。
圣经说亚伯拉罕在神里面刚强,信心越来越大了。呐,他七十五岁,十年过去了,他八十五岁了:十年。想一想,那是我开始传讲这些聚会的时候。十年过去了,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生。我所祷告的第一个人……但仍然要将赞美归给神,因为事情要发生。为什么?神预备了。神决不会给你一个应许,除非先有一笔给它的保证金。
18

一个好人不会给你一张支票,银行里却没有钱;一个诚实的人不会那样。瞧,神不会把他对你救恩或医治的支票给你,除非有一笔给它的保证金。神已经预备了。他告诉亚伯拉罕要有孩子。问题就解决了。

他告诉挪亚,说:“挪亚,我要你为我造一只方舟。造一只方舟来拯救你的家人。”挪亚……神岂有不好吗?在这些大灾难发生前,神总是发出警告,开一条逃脱的路。神预备了。他说:“呐,挪亚,看看这个。我要你造一只方舟。”嗯,地上没有下雨,只有泉水。从来没有下雨。天上没有雨。当神给人一个应许,有时候在属肉体的头脑看来是愚拙的,世人无法明白它。
毫无疑问,当你接受神的祝福重生时,你……人们以为你疯了。他们说:“那人有点不正常了。”你瞧,你正在凭信心运行。哦。你正在为一件世人一无所知的事做准备。他们只能活到他们所能看见的那么远。但我们活着是凭我们所看不见的,我们相信神说的是真的。信心不看你所能看见的。信心看你所看不见的。
19

这里的每个人都准备接受你们的医治,我们今早该是多么高兴啊!肯定的。“我要怎么做呢?我不知道,但神为我预备了。我来得到它。就是这样。我要完全像神说要做的那样,我要接受它。”瞧?因为这是神预备做这事的方式。他做了准备。

呐,挪亚出去,开始建造方舟:神对他的良善。他说:“我知道一些灾难就要来到。凡不在这方舟里的都要被淹死,所以你们做好准备,进入这方舟,把你的家人带进去。告诉每个人。欢迎每个人进去,但我肯定他们不肯进去。你只要,但不管怎样,你只要为他们做好准备,这是方舟。呐,你做了这方舟,凡想要进去的都可以进去,得救。”
20

所以,挪亚出去建造,就像你们今天一样,建造你的见证。你正在为拯救自己的灵魂和你的见证以及神的荣耀建造一只属灵的方舟。

呐,他们建造方舟,人们经过,取笑、嘲笑他。他们说:“喂,你听到那家伙说有水要降下来吗?水从哪里来呢?嗯,上面不可能有水。瞧,你能看见水吗?天空蓝极了。哦,我们这些年都生活在这里;从未下过雨。怎么可能下雨呢?上面没有水。这家伙说全地要被水覆盖。哦,那人脑袋顶上肯定有点滑稽。他的头脑有一些问题。”
但他为什么那么做呢?他为什么准备好迎接神的预备呢?神准备要毁灭世上的敌人,挪亚必须造一条路,准备一样东西来度过去。
今天也是这样。神开了一条路要毁灭那癌症。神已经开了一条路要除掉那些眼睛的失明。神开了一条路。今早我们要怎么待这道呢?建造一样东西,让你能通往你的胜利。神的道,主如此说。瞧?骑在他的道上度过去。神这么说了。
不久,当神准备让事情发生时,雨在上面了。当神准备让事情发生时,它总是会在那里的,瞧?当神做了准备之后,他开了道路。
21

好的。神做了同样的事。他要在希伯来少年身上荣耀自己。他做好了准备。他什么时候做的?希伯来少年没有任何应许。他们无法回到这里读圣经,说:“主啊,你在你的道中应许了你任何孩子走进烈火的窑中,你必拯救他们。好的,主啊,我们走上去了。”

瞧,那么做就不会太难,只要他们有信心,因为神已经应许了。但神没有应许那样的事。但这是他们说的话。神对他们如此真实,他们说:“我们的神能!”那个不相信神医治的人又怎么样呢?
22

“神能将我们从这烈火的窑中救出来,但我们决不拜你们的像。”当他们走进烈火的窑中,基于赤裸十足的信心,神能,不是应许了,而是神能,神便差遣基督进入烈火的窑中,将火从他们身上扇开,保护他们,把他们领出去了。肯定的,但我是说神能。

呐,你不是上来说:“神能,”你不用那样上来,“神啊,你应许了。阿们!你在各各他预备了。我上来接受它。它是你的预备;你预备了它。你应许了它。我看见别人接受它,所以主啊,我也来得我的这部分。”
你离开就是一个不同的人。你的魂里必带着这样的一个锚离开,没有东西能搅扰你。你知道你得医治了。你知道神已经为你看顾了这件事,因为他已经应许了。
神赐下试验和考验随着这些应许。许多时候他……如果他让希伯来少年感觉到烈火的猛势临到他们……
23

他让但以理听见狮子的吼声,也许狮子灼热的气息碰到了他。那些狮子张开口,在坑里饥饿。狮子向他扑来,发出巨大的吼声,直到它们准备抓住但以理。突然,但以理被一位天使覆盖,阿们!光在但以理周围旋转。毫无疑问,那是带领以色列人的火柱。动物害怕火。你们知道这个;狮子害怕光。你可以照一束光在任何动物的脸上,它就会逃跑。也许神发光了,因为神住在光中。神是烈火。也许突然,他说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但他们把他丢进狮子坑,圣灵在那里,狮子退后躺下。那是怎么回事?

24

难怪圣徒亚迦布临死时,他走向十字架,他们要杀害他,他向他们跑去,拥抱十字架,亲吻它,他们要把他涂满柏油,粘上羽毛。他说:“基督的十架啊,我只遗憾我只有一条生命能献给你。真遗憾我只有一条生命能献给你。”

他们说:“你害怕吗?”
他说:“害怕。”他们用带子把他的手捆在十字架上,把他浸在柏油里,将羽毛撒在他身上,放了一桶柏油在底下,由一辆马车拉着,将一束火把抛进火焰中。火焰在他周围升起来。人们发出欢呼,互相递石子,因为他们除掉了这个令人讨厌的人,一个义的传道人,发生了什么事?火减弱了,圣徒挂在十字架上,赞美称颂神。神在火焰中给他预备了一条逃脱的路。神预备了一条路。嗯,他勇敢、坦然无惧地上去。我们也是那样走向神的应许。我们坦然无惧地上去接受它们。我们不是发抖地上去,说:“也许我会;可能我……下个星期天,也许这将是……”
不,我们心里带着确信上去。“神藉着基督预备了一条路,我上去接受它。”当你看见应许是根据什么做出的,如果你看到是神做出了应许,那就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神做了应许,神能持守他的应许。
25

上个星期天,当那位敬虔的老母亲躺在那里,我说:“大妈,你相信神必持守他的应许吗?”

她说:“全心相信。”哦!是那样的。成就应许的就是这个。
不久前,站在德国的卡尔斯鲁厄,我儿子和某个人把人送进祷告队列,成就事情的就是这个。来了一个瞎眼的德国小女孩;她完全瞎了。我不知道这孩子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就把她送上来。小家伙刚离开讲台,有人拉着她,她有卷发,几绺辫好的头发垂下来,相当典型的德国小女孩:她一生从未看见过。他们领她上来,她不知道要往哪里走。她用胳膊搂着我(顺便说,当时我就是穿现在穿的同一套西装),用小手臂搂着我。她用德语咕哝了一件事,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翻译说,我说:“她在说什么?”
她说:“你是那位要为我祷告的弟兄吗?”哦,小家伙大约像这样,大约像我的小利百加那样。
我说:“是的,亲爱的。我从美国一路下来,要为你祷告。”她把手臂,用小手臂搂住我,把小脑袋靠在我肩膀上,相当确信,孩子般单纯,天上的神要挪开一条路。
过了一会儿,她打开眼睛,说:“你叫那些东西是什么?”
“电灯。”
她母亲跳起来,尖叫,蹦掉鞋子,跑到台上,说:“亲爱的。”
她说:“妈妈,哦,你太漂亮了!”
为什么?各各他预备了,为她眼睛的医治提供了预备。当然。她来接受神所预备的东西。神已经为每个人预备了。神赐下保证。
也许你的疾病是拖了很久的病;也许你的病得了多年,你已经试了又试。你试过了。亚伯拉罕试过了。当他将近一百岁时,一天神向亚伯拉罕显现,他说:“亚伯拉罕,我是全能的神。你当在我面前做完全人。”一百岁了,一百岁。“你当在我面前做完全人;我是全能的神。”
26

如果你要分解那些话,也许某个时候我想要在杰弗逊维尔的帐棚举行一场复兴会,我们搭好帐棚等等,我们可以在那里拿这些词,分解它们,看它们是什么意思,这些词的意思。

“全能的”在希伯来语是“伊勒沙代”,意思是“像妇人一样的胸脯”。“亚伯拉罕,我以乳养者、乳母、赐生命者的名来到你这里。”
就像一个小婴孩生病了,你知道,妈妈把他抱在胸脯上,给他喂奶。小婴孩烦燥,哭喊,瘦弱,但他躺在那里吃奶,变得强壮。他从哪里吸取生命?从母亲那里。今天,神向我们显现为伊勒沙代、乳养者,这两者,新旧约,就像新旧约一样充满了应许,不是一个乳房,而是乳养的,两者。为什么?他为了双重目的受死。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神给我们的医治预备了一条路。瞧,一个为我们的救恩,一个为我们的医治。“我是乳养者。我有两个见证人。凭两三个见证人的口,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
27

在旧约,他是耶和华以勒,主预备的祭物。他是耶和华拉法,是医治你的主。在旧约他的复合名中,他是耶和华拉法的医治者。在新约,他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预备。

我们可以从旧约和新约中把它取出来,放在一起。几乎就是这个原因,我去旧约挑出一个主题,因为我把它拿到新约,放在一起,指给你们看,那是同一位乳养的神。同一位神藉着差遣一位天使叫但以理逃脱死亡,是今早在这里的同一位神。赐给瞎子巴底买视力的同一位神,医治了德国小女孩。他永不失败。他是耶和华神。他不能失败。他做了预备。他为我们每个人预备了一条路;他预备了一条逃脱的路。
他告诉亚伯拉罕:“我是乳养者。呐,亚伯拉罕,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吸奶,吸奶。”
28

你注意,一个小婴孩,如果他病了,不管他病得怎样。做妈妈的知道这点。不管小家伙病得怎样,只要他在吸奶,他就满足了。有时候,你给他调奶,如果他是用奶瓶吸的话。你给他调奶,放维他命进去。哦,太可爱了!你知道,也许我们都是神的喝奶瓶的婴孩,也许我们可以这样说。神已经预备了两个奶瓶,新旧约。他把维他命滴进奶瓶中。当我们抓住他,开始吸奶时,我们不但满足了,同时还得医治了。我们得到了属灵的维他命。它不断地建造我们,使我们更强壮,更强壮。它是有益的。它有骨头需要的钙;它有神经需要的复合维他命B。哦,它里面有一切东西。神整个的药箱都滴了进去;全都在一个瓶子里,放进了瓶子里。神在各各他打开了它。藉着各各他,我们可以把耶稣受死为我们成就的任何救赎的福气吸回来。

一根枪,代表我们的罪,扎进了他的肋旁、脚、手和头。藉着他的生命流出来,我们又把生命吸回来了。我们在从前的堕落中所失去的一切,神给我们预备了一条路。神预备了一条逃脱的路。
29

呐,小以撒在这里,当亚伯拉罕一百岁,撒拉将近一百岁,大约九十岁时,他出生了。神使小以撒出现了。小以撒出生了。当他出生时,哦,这家庭是多么快乐!他断奶的日子,他们摆了宴席。八天后,亚伯拉罕给他行了割礼。现在他成了大约十六岁的年轻人。

神说:“呐,亚伯拉罕,我要看看你真正得到了多大的信心。我要在神的医治上给你一个制动装置,看你相信我到了怎样的地步。”你知道有时候你有制动装置,你知道吗?我有许多制动装置。是的,传福音传了多年,到头来我如此厌倦,有时候都不知道要做什么。但我的锚锚定了。阿们!把它锚在各各他,说:“神啊,我看不见各各他。波浪汹涌。我的家人都这么说;医生说我活不了了。但这里面有东西,生命线仍然锚住了,锚住了。”
30

你曾见过带着拖网的船吗?或是海网?它要乘风破浪。有时候我们处在波浪底下;你周围什么也看不见。但只要让你的锚锚在那里。它必保守你。在疾病等等中,只要锚开始锚住,神就会使一切好起来。天空终会放晴。一切都会好起来。它锚定在幔子内。

神说:“呐,亚伯拉罕,我要给你一个试验。”他说:“我要你带着你这个十六岁的童子;我要你把他带到这里,我要你杀掉他。”
“我要怎么成为多国的父呢?从这孩子怎么发出基督呢?如果我杀掉他,事情会怎么样呢?”哦,他想:“如果神做了应许,照看剩下的事就取决于神了。”
所以,他带着孩子,没有告诉孩子他妈,走了三天的路程,进了沙漠。呐,人一天可以走大约二十五、三十英里,所以,他必定离文明一百英里远。他远远地望见那座山。他对那两个牵骡子的仆人说;他说:“你们留在那里。”你们生病的人,我要你们注意这点。他说:“你们留在这里,童子和我去那边山上拜一拜,我们就回来。我们必回来。”
31

“怎么……他要怎么回来呢?如果你要带他上那里杀掉他,神吩咐你杀掉他,这话很干脆,取去他的性命,你要取去他的性命,你们要怎么回来呢?”那取决于神。哦!你能明白吗?也许是我今早情感激动。瞧?他要怎么回来呢?

但神对亚伯拉罕说:“你去做这事。”
亚伯拉罕说:“我仿佛从死中得着儿子。即使我杀了他,神也能再叫他复活。神赐下了应许,藉着他救主要来,不管怎样神必做这事。”
32

摩西,摩西的父母必须做一件跟这相似的事。当他们看到摩西是个好孩子,如果他们把他推到一群鳄鱼中间,他要怎么拯救百姓呢?他要怎么成为拯救者呢?他要怎么做这事呢?

瞧,他们以那个方式得到了他,所以他们又把他推到鳄鱼中间,因为知道神会看顾他。神的确看顾了他。
神的手在教会身上。神的手在属他的男人身上,在属他的女人身上。神能看顾形势。所以,亚伯拉罕说:“我们必回来。”
当你今早离开家,你告诉了丈夫“我回来时,就会感觉不一样”吗?是的,先生。
“你要怎么做呢?”
“我不知道,但我一定会。”哦,阿们!
“我回来时会不一样;你只要来观看。”
“你要怎么做呢?”
“神必预备。”
到了关键的时刻,他们上到山顶,亚伯拉罕拔出刀,抓住小男孩。孩子问了这个问题,说:“父亲,柴有了,祭坛有了,但燔祭在哪里呢?”
亚伯拉罕说:“神必预备祭物。”
对我们来说,那岂不是一个功课吗?神必预备。我们不需要对任何事感到烦扰。神必预备。
33

此时我正往外看着一样东西,它本可以毁掉我的。呐,你们听到我从聚会出来,跟伍德弟兄去后面工作。但几个晚上前神在异象中降下来,告诉我,指示我要做什么。如果你信靠神,就会知道他是奇妙的。他知道万事。他要把世上最好的给你。

那天,我看着我的旧庞迪克车;现在它破烂不堪。上面的液压自动传动停止运转了。我两个女儿在座位上弹得老高,几乎把座位压塌了。我去把它弄好了。这人说:“比尔,我要告诉你我要怎么做,我要跟你换一辆好的。”
我说:“我怎么能换呢?”我说:“我不能那样做。”
他说:“瞧,你……哦,你的信誉在这一带很好,只要你想要。我要接受你的票据。”
我说:“那好极了,但我不能那样做。”
他说:“我要给你一笔很好的交易。因为是个传道人,我要批发给你。”我说:“那很好,但是,瞧,我不能那样做。”瞧?
他说:“哦,如果你打算换,就告诉我。”
我说:“好的。”于是我想:“神啊,我……这破车对我来说没问题。它挺好的,很不错,还有我的破卡车。”我说:“我们可以坐着它全国到处逛。它很好。这些年我一直开着它。我可以继续开。”
那天晚上,从加利福尼亚州打来一个电话。一个人打电话给我,一个千万富翁。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有一辆什么样的车?”
我说:“我有一辆开了四年的庞迪克车。”
他说:“这个月三十一日,会有一辆刚造好的最豪华的凯迪拉克送过来,放在你的门口,为你服务。”
34

我说:“不,不要,弟兄。”我说:“不要那么做。”我说:“如果……不要。”我说:“我的邻居不会理解,人们……我不需要卡迪拉克。”我说:“把差价拿去送给别人。如果你要帮助我,一辆福特或雪佛莱就好了。”我说……

他说:“不,这车已经买好了,它就放在这里。”
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它。但你看到那是什么,那是神,神本着他的怜悯预备。有时候,一件事来得相当慢,我们纳闷,“怎么会这样?”但神已经预备了。神在这里持有它,领取利息分给你(你看到吗?)。
藉着一个异象,我蹒跚去到那边。来了一封信,由一个人从那边带来的。那天,信是海外一个国家的国王寄给我的,他说:“哦,发生在德国的神迹奇事。”丹麦国王,他说:“伯兰罕弟兄,过来,奉主耶稣的名向我的人民传道。”就在那个时候,我想到神已经洗净我,我没事了。他重新起动了。哈利路亚!
过去我必须靠着辨明的恩赐一个一个地领着人,现在神已经把我此时不敢讲的东西放在我心里了。我不是狂热分子,你们知道这个;你们肯定够清楚我了。但要留意现在发生的事。哦!它将远远超过那些。瞧?有时候,就在最黑暗的时刻,神乘风破浪而来。哈利路亚!那是神行事的方式。
35

那是神对患血漏的妇人行事的方式。在她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那是希伯来少年最黑暗的时刻,这时神驾着风临到了,把火从希伯来少年身上扇开。那是亚伯拉罕最黑暗的时刻,当他拔出刀,按倒自己的儿子,把他的头往后按,他的心仿佛到了嗓子眼了。他自己的儿子,他拔出刀要割断他的喉咙,因为神那么说了。那是最黑暗的时刻,耶和华神显现了,说:“亚伯拉罕,住手!我已经预备了。”

“你做了什么?”
“我已经预备了祭物。”
亚伯拉罕说:“我要称这地方是耶和华以勒,因为主已经预备了。”大约那个时候,一只公羊开始在旷野咩咩叫,两角扣在一些藤上。那公羊是从哪里来的?它离文明有一百英里远。动物,狮子,狼,等等,草原上流浪的鬣狗都会杀死它。此外,它在山顶上,那里没有水,没有泉,没有任何吃的。迫在眉睫的时候,这只公羊两角扣在旷野里。
36

那是什么?耶和华神说话,那只公羊出现了。神肯定是这么做的。那不是异象。亚伯拉罕杀了公羊;血流了出来。那是真的公羊。肯定是的。血溅了出来。那一刻,公羊出现了,下一刻又没有了。那是神预备的方式,要赐福给在路的尽头信靠他的儿女。

神能在此刻说话,每个癌症都离开这会堂,打开每只瞎的眼睛,让每个人都得自由和释放。神已经预备了一条路;他开了一条路;他差遣了他的儿子基督耶稣。今天圣灵正在我们头上孵育。圣灵在我们头上。它正在赐福我们;它带来了一个气氛。
为什么你可以拿一枚鸡蛋放在孵化室里?母鸡不用伏在鸡蛋上孵蛋。鸡蛋上面只要有温暖,它就会孵化。
37

哦,神,他赐下了他的道。那正是我想要给你们的:神的道,他的应许。他在各各他预备了这个;他为你今早的医治预备了祭物。他在这里有预备,他正看顾。你把它接受到心里,圣灵在它上面孵育。它需要生命,并且准确地产生神说它要产生的东西。每句话都必准确地产生它所应许的东西,因为神预备了它。

看看那预备。当一个人准备要孵小鸡等等时,他们怎么挑选鸡蛋,把蛋放在孵化器下,把蛋放在孵化室,热度该怎样控制。那热度保持在蛋上面,直到它孵出来了。
神也设立了次序,一天,通过所有的预表,从亚当、夏娃一直到众先知,一直到亚伯拉罕,神设立了次序;神把这一切放在旧约,显明他所要做的事。神差遣了耶稣,在各各他完成了这事,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他在各各他完成了这事。
38

后来,他恩膏传道人,差遣圣灵出去传讲这道,把蛋放在正确的位置、地方。然后他差遣这同样的道,把道锚在那里,接着又来,藉着圣灵运行在道上面,直到这道在人心里成了生命;阴间出来的一切魔鬼都不能拦阻它里面的生命。是的,先生。

不,不,不管是什么蛋,如果它是鸭蛋,就会生出鸭子;如果是鸡蛋,就会生出小鸡;如果是鸟蛋,就会生出小鸟。如果神应许了救恩,就把道接受到你心里,圣灵会在道上面孵育,直到它成了生命。如果神应许了医治,就把道接受到你心里,那是神预备的路。
39

神赐下了神迹奇事。他说:“神说:在末后的日子,哦,我要差遣我的圣灵到世上,我要差遣传道人出去,大神迹奇事要发生。他们要奉我的名赶出污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圣经说末日有秋雨春雨。今天,在全国,从东到西,从北到南,有一场连续的神医治的大复兴,神的大能。一些人被扔掉,一些人被捡起来。神想要进入这些大教会中,却找不到空处。几年前人们在这里想到它时,他们弃绝了它,说它不可能成就。
但神降在了卑微的阶层里,使农夫谦卑,提升那些没受过教育的人。神为什么这样做?哦,如果它藉着大教会等等来到,他们就有可夸的东西。“哦,我们这群人聚在一起,我们决定了这事。”但有时候神下到了那些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念的男人女人那里。神从无造出有。当他们顺服时,神拿那种人,在世上提升他们。今天,祝福的吼声,甚至医生都把它登在报纸上,说神的医治是真的。他们必须认出它在他们面前。哈利路亚!
40

我们正生活在主再来的日子里。夜晚正在快速降临。传道人正在坚持到底,祷告,神显出神迹奇事。但来了一场风暴。哦,他来了。出现风暴和大复兴的时候,这世界从未见过的一个时候,像它现在经过的一个时候。世界历史任何时代任何时候都从来没有一个时候,神大能的福音像现在这样被明证出来。藉着电台,藉着电视,藉着忠心的传道人进入事工场上,去到霍屯督人那里,去到非洲人那里,去到中国,去到不同的地方,大医治复兴,大能、工作、神迹、奇事在各处发生。全世界从来没有像这样。

41

朋友们,神预备了它。神说出了它。神正成就它。今早神在这里。他今早给你预备了。今天是你的日子。此时就是你的时候,如果今早你愿意并准备好的话。如果你全心相信它,如果你答应神:“神啊,我再也不瞎摆弄它了。我单独上来。有件事发生在我心里。今早有件小事发生在这里了。当我们传讲、带出道时,这部分指的是我。当我看到……他称无为有。”

亚伯拉罕到处说:“我们会这样的。事情会这样的。我们会有孩子的。”
“你怎么会有孩子呢?”
“我妻子也老了。医生说不可能。哦,我……我们会有孩子的,因为神如此说了。”当他在那里遇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他称那地方为耶和华以勒,主必亲自预备这祭物。
42

你们一些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快死了,来到这里。你们的电话记在上面的一张小便笺上,家里的小本子上。他们一些人得了癌症,一些人瞎眼,一些人耳聋,一些人哑巴,一些父亲带着婴孩,母亲带着小孩等等,处在各种情形中。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导致你这么做?什么使一个人的情感像那样?你是怎么做这样的事的?

“哦,我们让他去医院了;我们让他去到各个地方。”
“但为什么这个时候你带他们来这里呢?”因为你心里有东西开始运行。那是什么?神在开一条路,神在准备,神的预备。神必预备一条路。
不久前,你们许多人在这里的书上听过小负鼠的故事。如果神对可怜无知的负鼠都那么在意……不但如此,还有其它时候的动物,据我所知……你说:“你会花时间为一只动物祷告吗?”如果神差遣了它,是的,肯定会。神是耶和华。他藉着自己的方式行事。我们只是服侍他。我们是他的仆人。
呐,我的弟兄姐妹,神为你今早的医治已经预备了一条完全的路。你知道我有一次几乎瞎了吗?我必须被人牵着手臂到处走。我眼睛上戴着又大又厚的眼镜,我的头像这样晃着,我甚至无法剪头发,除非有人按住我的头。
43

弗雷德·麦克谷默利在第六街,对你们这些人有……你们许多人过去知道弗雷德·麦克谷默利,这里的理发师。多少次我摘下眼镜,弗雷德用一只手按住我的头,设法用另一只手给我理发,我的头像这样晃着。我看不见,不能到处走。我走过路易斯维尔街道。有时候我瞎到一种程度,只得像这样沿着栅栏边行走。我会站着,等一会儿,让我的眼睛清楚了。一个精神脆弱者。哦,奇异恩典!今天,主对我何等荣耀!

44

我知道,上面的梅奥弟兄诊所说:“嗯,伯兰罕先生,你活不了了。嗯,你不可能恢复过来。你确实不能。那东西进入了你的魂里。”他说:“没有人能对流过神经的能量动手术,那是你的魂,在你的心思里创造的。这不可能。我们这里有几千个这样的病例。我们不能为他们做任何事。你没有希望了,先生。我不愿意那样告诉你。”

哦!当我走出来,我说:“我的事工完了。”
这时耶稣带着一个异象出现,说:“不要担心;我与你同在;我与你同在。”
他说:“即使你活着,你也只是一个细长的人,大约一百一十或十五磅,像你现在这样,也许一百二十磅。”而今早我一百七十磅,感觉很好。那是什么?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他在各各他那边做了预备,我接受了它。他为什么那么做?不是为我,而是为今早我能告诉你们,你们可以接受同样的东西,并告诉别人这事。它继续前进,那是神的方式,预备一条路来传播他的福音。
今天你们相信吗?神已经预备了。我们现在要低头祷告一下。请司琴的姐妹,请她来这儿服侍一会儿。我要你缓慢地起个调。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别无他名惟耶稣。
呐,你们这里在基督之外、还不知道他是你个人救主、从未接受过他的,今早有另一件事,有一样东西在你的心周围。当每个人低头时……有东西在你的心周围运行,说:“你知道,有东西告诉我,我最好准备好。那个大日很快要来了,我必须站稳。主啊,我要举手,不是向伯兰罕弟兄举,而是向你举,说……如果你从今天起帮助我,我要……从今天起我要服侍你。”
有人愿意这么做吗?请举手,说:“靠着神的恩典,从今天起,我要服侍神。”会堂里有人吗,我不知道。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好的。很好。“从今天起,我要使我的生命对主有价值。”
“我是个基督徒,我已经接受了基督,但我觉得现在我要成为一个更好的基督徒。我要举手,说:’神啊,藉此我要……’”
神祝福你。哦,太好了!太好了!神与你们同在。
45

呐,你们低着头,有多少人病了,说:“亲爱的神,现在我要接受你;我有个肿瘤;我有癌症;我这里有一个生病的孩子;我有……”或不管是什么。不管是什么问题。“我有某个问题;你知道。此时我在接受这道,你的道。就像我凭信心上来得救一样。我心里相信;神啊,我此时真的相信,你的道锚在我的心里了,我必痊愈。我不知道。我刚才没有这样想,但此时我这么相信。我此时就会痊愈。我要举手,让你知道我全心相信,我必痊愈。”

你们生病的,愿意举手吗?哦!亲爱的天父,看看这些手,你看见他们的手了。这就像回转一样。主啊,如果他们回转了,举手祈求救恩,我们要带他们来这水池,给他们施洗;那是我们的下一件事。
彼得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主啊,那是我们愿意做的事。
呐,这些人都举起了手,说他们相信你已经播种在他们的心里。他们看见你已经预备了他们的医治。他们准备接受它,他们把它接受在心里。父啊,有一件事留给我们做。那就是领他们上来,为他们做出信心的祷告,为他们按手。你说:“他们就必好了。”没有东西能拦阻它。
父啊,我们藉着神的恩典相信,你现在要赐给我们一场医治的聚会,那将是荣耀的。他们已经接受了。我们很感恩。我们将赞美归给你;我们将一切的荣耀归给你。我们要告诉别人。我们要去我们的家里见证。这里有些人快要死于癌症,这里有人看不见,不能到处走,其他人不能走路,主啊,他们处在各种的情形中。但你在这里,要使歪曲的路变为平直。你在这里要除掉一切的灾祸,把荣耀放进去。
46

主啊,他们正在倒空自己,我正在倒空自己。主啊,用圣灵充满我们。用你的祝福充满我们,使今天成为新的一天。愿你此时走进烈火的窑中,把一切的波浪从你的儿女们身上扇开,安全拯救我们。主啊,求你应允,藉着耶稣基督在各各他的预备,我们奉他的名这样求,阿们!

至大医生现今可近,满有怜悯的耶稣。
他发恩言愈人忧心,请你即来听耶稣。
朋友们,当钢琴弹奏,音乐播放时……呐,这是我生命的伟大时刻。这是给我的伟大时刻。我心里感觉非常自信,今早神要医治人们,正如我站在这讲台上一样确定。我的确相信这点,瞧?它使我觉得……真的,我告诉你们。我认为它已经成就了。唯一的事,我只是去按手在他们身上,因为神说这么做,就像水洗或别的事一样。
47

呐,给我自信的就是这个。我带着对你们的这种信任上来,瞧?我知道他差遣了我做这事。我的圣经放在我心上,即使我活不到走出这扇门,我仍知道他差遣了我去为他的子民祷告。我知道。我无法医治他的子民,因为他已经做了这事;那已经预备好了。但神差遣了我去为他的子民祷告,并鼓励他们相信这个。

呐,让我告诉你它正不正确。瞧?先让我们接受神的道路。我们往世界看去,有多少万残疾、瞎眼、跛脚、血气枯干、癌症吞噬等等的人得了医治。呐,那是第一件。他的道说他要做这事,然后他来证明这事。
接着,坐在这里的人有得了医治的,瞧?那是第二件事。让我们再看看。就在几年前,也许今早还有一些人留在会堂这里。当我们要举行医治聚会时,因为人群像这样拥挤,一些人没有来。但是瞧,对你们从外面来的人,就在这里,在杰弗逊维尔这里,那道光,那晨星首先显现在这里。就在这里,它出现在讲台上许多次。就在这里……当然,人们认为它是狂热的。但科学世界拍下了它的照片,说它是真理。我已经告诉你们真理了。对吗?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48

呐,最近他们在德国拍到了它。你们都看见了那些照片。德国的大相机想要看看他们能不能拍下它。所以他们来了,开始拍照。当它降下来时,他们开始在那里转动这架大相机,拍下那些照片。它显示了那光从天降下来。当启示出现,告诉那人站在那里,说出他是什么,发生的事,他怎么带领一群共产主义者等等。说:“你其实不是德国人,你是意大利人。”那样告诉他。他们……那个德国人,像这样拍下了这张照片,快速拍摄,转动这滚轴相机,像那样快速拍摄。照片出来了,显示它降下来,显示它在恩膏上,显示它离开,从会堂里出去。没错。证据?这是真理。瞧?它是为了什么?是为了你们,为了你们。

49

想一想,在动物世界里,神会怎么做,简易。你能想象吗?有人……许多人取笑这个。基督徒不会取笑。但你晓得神知道每只小麻雀吗?你知道他把麻雀翅膀上的每根羽毛都数过了吗?他知道有关的一切。他说:“若是天父不知道,没有一根羽毛会掉在地上。”他知道每只小动物在哪里。他知道你的每个部分。他知道有关的一切。藉着那样做(你瞧?),向我确保……那天晚上站在这湖边,主指示我时,它最高潮的部分来了。我永远忘不了它。你们会在报纸上看到。我会在这里为你们拿到它们。你们会在另一本杂志《医治之声》上看到。

从那次拉动中,我看到,主说:“那是你藉着握他们的手知道人们疾病的时候。”接着是第二次拉动,他说:“为什么你那么用力地拉呢?为什么你试图解释那一切呢?他们会看到你抓到了一条鱼,但却是小鱼。”他说:“呐,这次把鱼饵撒进去,让鱼上钩。”
50

我看见那光出现,像那样出去,说:“我要与你相见。”哦,我知道。我确实知道。当我……比我知道的还多……我知道我活着,今早站在这讲台上;我知道。

呐,要把你的信心从头上移到心里。说:“亲爱的神,我来了,也知道这个。我来,我知道这个。我来到你面前,今早我要得到医治。”
作为一个人,我可以为你祷告。你说:“祷告有什么益处?祷告有帮助吗?”当然,那是我们应该做的事。祷告,祷告改变事情。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对吗?有些人被设立在教会里为病人祷告;有些人被设立在教会里说预言;有些人被设立在教会里讲道,有些人要教导。对吗?当然,我们是为了这些事被设立的。
51

因此,我知道我被带到世上要为病人祷告。几年前当我在那里开始时,一切都是死的,我无法为神所有生病的孩子祷告。但神从事工中兴起了奥洛·罗伯茨,哦,几百个其他的人,到处的人;进入非洲,他们在那里有大复兴;进入其他的国家,在那里有大复兴。属神的人在各处同工,不是互相反对,而是大家为了一个大单位在一起,为了神的荣耀,竭力使神的孩子痊愈,照着主的道向他们显示主耶稣基督的荣耀。主应许了它。

不相信神医治的传道人,他们过去想要攻击我们,跟我们争辩。你再也听不到太多有关的事了,是吗?没错。这暴露了他们,显明他们对圣经知道有多少。接着,神过来,用神迹随着,证明这工作,问题就解决了。
呐,今天这里想要接受祷告的,有多少是从城外来的,是从这个州外什么地方来的?请你们举手。从州外来的人,他们先来;然后是从城外来的人,再是家在这里的人。
52

呐,从州外来的人,先来祭坛上。我们这里没有多少空处。但我相信,从州外来的人,如果你们想在这位弟兄这里排好队,就像那样。然后我们想要叫那些人,然后我们要……接着我们要……我们要叫从城外来的人,再就是本城的人。排队祷告。

呐,[原注:伯兰罕弟兄对弹钢琴的姐妹说话。]呐,“只要相信。”
呐,有很多人站着。当然,也许你们一些人是来看我们的主会做什么事。留意看他做的事。我们不是怕他;我们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要使那道极其真实。是的,先生。你们会看到他要做什么。他必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他必藉着他的能力和荣耀使他们痊愈。
53

现在,我要问你们是否愿意为我做一件事。首先,我要你们每个人带着充足的信心,相信神必医治这队列中的这些病人。呐,他们是从州外来的。他们不属于印第安纳州。他们是从其它州来的。我们很高兴今早有他们在这里,他们对神的信心。

呐,你们有多少人相信神要使他们痊愈?你们会众庄重相信神要使他们痊愈吗?请举手,说:“我相信。”我们全心相信。
呐,我们在这里要帮助你们,亲爱的朋友们。[原注:有人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好的,我会为他们祷告的;我要去为他们祷告。好的。我要你们从州外来的亲爱的人们现在相信这点。我要你们全心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给你们医治的预备,神为了你们的医治把耶稣带到世界。
呐,记住,凭我自己不能做任何事来医治你们。我唯一做的事,我是在跟随神给我行事的命令。我知道。你们听过了聚会,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当然,神必那么做。他今早必为你那么做,你可以回到你自己可爱的州,欢喜地告诉人们神行了何等的好事。
呐,瘸子行走,瞎子看见,聋子听见,哑巴说话;那些事是靠神的能力成就的。现在,我要你们全心相信。呐,我所要做的唯一的事;我要为你们按手祷告,做信心的祷告。你们必须在耶稣基督流血的基础上接受它。神必为你们做剩下的事。现在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准备接受吗?在你内心里相信;道首先在你心里成就。好的。
54

现在我要大家保持十分安静,或只是轻轻地哼,不管你想做什么,当我们全体祷告,然后一个一个地祷告,当他们来我这里接受代祷时,内维尔要用油抹他们。好的。

现在让我们在各处低头,过几分钟我们会让你们抬起头来。
天父,今早我们为耶稣感谢你。今早这里站着这队列,有不同的疾病。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我不知道。但主啊,我尽我所知道的,竭力告诉他们你已经预备了他们的医治。他们一些人可能离死亡只有几天。但父啊,祷告改变事情。
神,你差遣了你的先知上去告诉希西家说他要死的消息以后,他祷告了。他祷告了,你就存留了他的性命。
55

主啊,我全心地为这些人祈求,主啊,愿你为了一个目的、为了你的荣耀存留他们的性命,使他们告诉其他人,其他人可以再告诉其他人。主的日子近了,我们必须赶快。我们知道这福音必须在各处被传讲。今天,请帮助我们,恩膏你在这里的仆人;清新而深深地膏抹这会堂。愿神的那位伟大天使现在带着大能进来,沿着队列降下来,虽然看不见,却知道他在这里。我祈求你医治每个人,奉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你们低着头,大家轻轻地唱:“只要相信,”轻轻地唱,内维尔要用油抹病人,他们把病人带到我这里来。
只要……[原注:会众唱:“只要相信。”]
56

现在每个人都保持敬畏。这是一个结巴、口吃的人,他想要传讲神的道。他想要得到释放,让他能传讲神的道。我要你们保持敬畏,相信神必把这结巴的灵从这人身上除去,为了神的荣耀。

我们的天父,我们站在这破旧、做工粗糙的帐棚附近,知道住在基路伯对接翅膀底下的耶和华神的荣光,就立在现场。当我们的魂能松开世上污秽的东西,进入主的同在中时,我们能感觉和知道他站在这里。我们坦然无惧地上来,知道我们……知道这点:若不是因为基督的荣耀,他流血开了一条路,我们就会死。我们可以在十字架对接的翅膀底下坦然无惧地来到你的宝座前。
57

神啊,这里这个人,俊美、高大、结实的男人,站在这里想要传福音,何等荣耀的事啊!然而,撒但给了他一个结巴、口吃的声音。但他要撒但今天离开,让他能传福音。永恒的神啊,我们知道你在过去使用过结巴的和口吃的。但这人要得自由,因为他对结巴感到尴尬。今天,靠着主耶稣的功绩,藉着神预备的计划和道路,藉着圣灵的见证和神的同在……作为他的仆人,我按手在他身上,谴责这邪灵。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他离开我的弟兄。愿这拦阻福音的邪恶东西离开。愿弟兄出去,能用真正洪亮有力的声音为神的荣耀传福音。

主啊,我按手在他身上,因为这是你的吩咐。这么做是你的命令。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应允,为了神的荣耀。
我要每个人低头,不要有一个人抬头,直到你们听见我让你们抬头。
圣灵,医治……主啊,为这个……我谴责你这个恶者。离开,奉耶稣的名。转过身,你要……神的祝福……[原注:伯兰罕弟兄继续说话,有时声音听不清。他请这人跟着他重复。]赞美主!哈利路亚!我爱主。我将赞美归给他。现在不一样,是吗?你现在觉得更好,觉得不一样。当然,因为主已经……你说:“我爱他。”赞美归给神。我相信它永远不会再来了。
58

呐,请你们继续低头;听听这个人。我爱耶稣。[原注:这人跟着伯兰罕弟兄重复“我爱耶稣”。]赞美归给神。[“赞美归给神。”]我要传福音。[“我要传福音。”]一点也不结巴了。他得医治了。神祝福你,弟兄。现在欢喜地上路去吧。

呐,让我们举手,将赞美归给神,说:“谢谢你,主耶稣。”一个从前结巴的人进入事工传福音了。摩西怎么说:“我是个说话迟钝的人。我嘴唇结巴等等。”
神说:“谁造人的嘴唇呢?”
你们现在相信吗?现在要有信心。你们愿意为另一个人再次低头吗?大家都祷告;要保持敬畏。
[原注:伯兰罕弟兄跟祷告队列中的病人交谈。]呐,你的问题,姐妹?你从哪里来,姐妹?俄亥俄州汉密尔顿。你相信你必痊愈地回家吗?
呐,女士身上有毛病,她是从俄亥俄州汉密尔顿来的。她极度紧张。可能你没看到任何事发生,但神照样会行事。如果你跟我一同相信,我相信疼痛必离开你。
59

亲爱的天父,我意识到主耶稣就站在现场的某个地方。我们的姐妹走了很长的路来这里接受祷告。她身上有毛病,紧张。但主啊,你叫耶稣从死里复活,做好了预备。

好几年前,我还是小男孩的时候,站在上边那棵树下,你说:“永远不要抽烟、喝酒或玷污你的身体。你长大了有一项工作要你去做。”
这就是了。你藉着光的天使证实了这点。你差遣动物进来接受祷告。你用一场复兴席卷了全世界,因为你在这里的河边应许了你要这样做。今天这个妇人站着要得到释放。
60

父啊,藉着耶稣的宝血,藉着所传的道,我按手在姐妹身上,照着神的道和她的信心释放她。我谴责正在搅扰她的东西,这个使她紧张的黑影。奉主耶稣的名,我采取主动将它从姐妹身上赶出去,

61

撒但,你再也不能拘禁她了。她走了很长的路;她回去没有……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你这么说了。她必好了。我们现在把仇敌赶出去,恳求主耶稣公义的血立在她和仇敌之间,奉耶稣的名。

这不可能是外面的事,你感觉你得医治了,不是吗,姐妹?疼痛不在你身上了。它没了。你感到平静,好了。就在这里。
这是一位来自俄亥俄州的女士(你可以抬头),她身上有那个毛病。她说:“所有的疼痛都没了。”她的紧张平静了,就跟这男的一样。对吗,姐妹?呐,你会痊愈地回家。神的儿子耶稣,他今早在这里使你痊愈了。要为主做一个勇敢的仆人。神祝福你。
呐,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如果是你在那样受苦,会怎么样呢?好的。
呐,我们再次低头,做个祷告。好的。
呐,我们……[原注:伯兰罕弟兄对祷告队列中的一位女士说话。]你的要求是什么?哦,是……哦,我看见,是……哦,我看见是……哦!神能使结巴的人……你以前曾参加我的聚会吗?你看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是吗?我看到那里有个小拉动……这女士的钱包……她的眼镜在这男人后面。
现在,大家都保持真正的敬畏,如果可以的话。
62

我们的天父,这个小女士无助地从医生那里过来。他们尽他们所知做了一切。她的脸抽搐,神经,有件事不对劲。医生想要发现,但他们查不出为什么那根神经手术不正确。她因此全身都生病了。主啊,真的,那岂不正是今天世界的样子吗?我知道她无助地站在你的面前,作为你的仆人,我凭我所知道的一切信心带她到你面前。我们知道是撒但把那根神经损坏了。那是医生找不到的看不见的东西,导致那根神经使她的眼睛和脸部抽搐。但主啊,你能使他离开,因为你是耶和华神。你是那位在各各他预备了祭物的,我们现在接受它。

你这使她脸部抽搐、折磨她身体的邪灵,出去吧!我们奉耶稣的名上来,刚从各各他、从神的道来,我们谴责你。我们宣称你再也不能留下了。这妇人被医生试验过,他们做了他们所知道要做的一切。你向医生隐藏了,但你无法向神隐藏。他知道你是谁。作为他的仆人和代表,我吩咐你离开我的姐妹,从她身上出去!
63

神的道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所以,你在各各他的赎罪祭中被打败了。从这妇人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我靠着耶稣基督的使命使她脱离你的束缚,我们要手按病人,赶出污鬼。你是邪恶的,你必须离开她。愿她回家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

现在,你们低头,还有一会儿。呐,我相信你的名字是金泽太太,自从我们在这边祷告了,只有你的信心能停住这个拉动。但我全心相信你好了,痊愈了。是在这边,在这里,就在你脸里面。
64

呐,请你过来。你从哪里来?肯塔基州州的波士顿。你愿意举手吗?女士,她的脸这边有东西,从喉咙到这下面抽搐,神经上下跳动。那是什么?就像圣经说的:“耳聋的鬼离开了人。”医生找不到他,因为那是神经手术。神经仍然在那里,但那神经里面有东西,使它跳动,一直跳。当然,医生找不到那东西,因为……[原注:妇人说:“十三。”]她去看过十三个不同的医生。呐,耶稣基督已经阻住了它。她在我面前,她必痊愈。她现在必好了。神祝福你,金泽太太;神祝福你。

今天刚好是她的生日,说:“她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日子。”看看她,她下去了,那岂不奇妙?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给神!”]感谢归给神。
呐,我们全心地爱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在我的教会里,我们已经学习要爱他,为我们需要的一切信靠他。
呐,谢谢你们继续低头。呐,当你们低头祷告时,他们要带下一个病人上来。这也是你们的祷告。
你是?[原注:伯兰罕弟兄对祷告队列中的一位女士说话。]哼嗯。是什么?是的,大妈,你的问题是什么?是的,大妈。它在你耳朵里吗?你耳聋或耳朵里有东西?哼嗯。是的,大妈。类似疖子什么的?是的。好的,你从哪里来?
这姐妹从俄亥俄州一路来。她的问题是在耳朵里;那些东西迸裂,流出来,给她引起了很多麻烦。我们相信耶稣能打败这个,或已经打败了它。我们现在来认领她在各各他的得胜。
65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把我们可爱的姐妹带给你,她今天从俄亥俄州一路来这里要得医治。主啊,藉着晚上长时间的祷告,我全心地祈求你做这些事。我知道,当你说了你要做这事时,祈求你就是容易的。我很感谢你已经做了这事。

现在,我们在各各他十字架的光中把她带给你,耶稣站在那里,成了赎罪祭。你挂在天地之间,藉着你流出自己的血使天地和好。你从地上被举起来。你死在半空中。血滴在地上,染了各各他的古老十架。就是在那里,你掠夺了执政者;就是在那里,你抢夺了撒但所拥有的一切。你夺回来,把神儿女的合法财产赐给他们。就是在那里,你赐给我们永生;就是在那里,你赐给我们复活的应许。
66

付清代价的天父啊,今天,你为她的医治付清了代价,我作为你的仆人,同另外几百个仆人站在这会堂里。我们谴责这折磨我们姐妹的魔鬼。靠着基督的义和他在各各他的命令,我们把你从我们姐妹身上赶出去,打发她回到她在俄亥俄州的家里,因为那里再也不会有疖子迸裂了,她必完全好了,我们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67

呐,姐妹,当然,要显示任何东西,你做不到。但你相信,不是吗?你相信。我要你到这里来。

大家可以抬头了。我们的姐妹无法显示任何东西,因为她的耳朵此时没有流了。但今早我们心里有确据,她心里也有,我心里确信神已经医治了我们的姐妹。你相信吗?这将是一个见证。神祝福你,姐妹,阿们!
感谢归给神!现在,我们为其他人祷告,让我们再次低头。
68

哦,姐妹,我看见你拄着拐杖,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我们祷告好吗?当我跟姐妹交谈时,请你们低头一会儿。呐,你的问题是什么?[原注:姐妹对伯兰罕弟兄说话。]是的,大妈。这是那个结巴,对吗?高血压,是的,大妈。你是基督徒吗?是的,大妈。你现在相信你来到了主耶稣面前吗,姐妹?

呐,我们的姐妹两个脚踝不好;她靠拐杖支撑着走路。她有高血压,身上有很多问题。我们此时为了她的医治把她带给耶稣。你们也祷告,让你们的祷告能为她发出去。
我们亲爱的天父,我们可爱的姐妹站在这里,还是个年轻的妇人。但撒但会让她中风,若是能的话。撒但会让她卧病在床上;让她离开神的使命,若是能的话。因为撒但不想要她的见证。为什么这事发生在这个基督徒身上呢?为什么?我们可以询问,或是那些不明白的人会询问。但父啊,我们知道这是为了你的荣耀。
有一次,经上说:“是谁犯了罪?是这个男孩呢?还是他妈妈或他爸爸呢?”
你说:“都不是,乃是要显出神的作为来。”
69

今早我们为我们的姐妹相信。我们相信那是她的脚踝处于那种情形的原因。我们相信那是高血压临到她的原因,好让你能向她显出你对她的爱和仁慈,让你能向她证明你是耶和华,医治我们的疾病。

神啊,我们祈求这高血压以某种方式降下去,直到医生说:“你发生什么事了?”
她就可以对医生说:“耶稣医治了我。”
神啊,我们祈求你使她的脚踝不靠这个支撑就可以行走,让她能像她所要的那样行走,生活。
70

父啊,道已经传出去了,虽然简易,却砍出了一条路,它肯定占据了这些基督徒心里一个地方。现在她站在这里;正在等候她的医治。你绝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治不好的人。天父,我祈求你医治我们的姐妹,使她痊愈。呐,作为你的仆人,作为一个相信你的人,同你其他低头祷告的仆人一起,我们把我们的姐妹带到各各他,主耶稣挂在那边。哦,太奇妙了!他立在那边,地在他下面,天在他上面,使神与人和好。我们奉他的名上来。是魔鬼在拦阻这妇人成为一个完全得释放的仆人。耶稣,你在那里剥夺了魔鬼,从他那里拿走了他的一切合法权利。今天,魔鬼只是个纸老虎,我们不接受它。我们不接受它,因为神的儿子耶稣基督赐给了我们证据,他告诉我们说我们能这样做。我们相信。我们把魔鬼想要抢走我们姐妹的东西拿回来。我们把她的健康给她。我们除掉她脚踝上的软弱。我们让这高血压回到正常的状态,谴责行这事的魔鬼,奉耶稣基督的名,靠着各各他祭物的光。

71

撒但,从她身上出来;你是恶者,再也不能拘禁她了。主啊,那天晚上你赐下异象,说这些事会有,你是真的,不可能失败。现在我祈求我们姐妹的释放,奉耶稣基督的名,他必得着一切的赞美和荣耀。

你们每个人低着头。姐妹,真的,外面……我唯一能说的是,你上来时涨红和发光的脸已经退下去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感觉到……觉得平静、凉爽。呐,让我们看看你的拐杖,就一会儿。我相信你再也用不着它了,现在不用拿它过来了。只要走一走,瞧,到这儿来。很好。
72

呐,我要你们大家看看。这女士本来脸红,现在觉得平静了。看看她的样子。你们看到她的脸色刚才是什么样的。现在她……她感觉正常了,神已经医治了她,使她痊愈了。她的拐杖,她再也不需要那个了,不管她在哪里。下去吧,姐妹,拿着这东西,带着它,把它挂在你的家里作个纪念品。瞧?我不会用它。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好的,现在我们再低头祷告。
好的,你带姐妹来好吗?姐妹,你的问题是什么?[原注:女士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哦,哦,你从哪里来?肯塔基州麦迪逊维尔。杰克逊太太。好的。
这姐妹有关节炎,还有一些非常严重的内脏问题。如果神不使她痊愈,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她也许得做外科手术,此时非常危险。所以,我们祈求神怜悯,医治她。
我们仁慈的天父,今天我们把我们可爱的姐妹带给你,她从肯塔基州麦迪逊维尔一路来这里接受祷告。你是神的医治者。我把她带进你的无所不能中,带进你伟大的同在中。她的……你的能力和你的面谴责这关节炎,它把钙沉淀在姐妹手指的骨头上,把钙沉淀在膝盖和脚踝上。她伸直了躺在床上,有人用管子喂给她吃。哦,你这邪灵,你要因其它的疾病夺走她的性命,但今天我们把她带到耶稣基督面前。
73

神啊,为她的缘故,我夸口我自己的信心,知道出于信心的祈祷已经做出了,我谴责魔鬼,靠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把他赶出去。叫姐妹脱离关节炎和其它所有的疾病,使她能回家得痊愈,在整个地区见证神的荣耀。

撒但,你输了,耶稣基督赢了,靠着主耶稣基督她可以得痊愈。
亲爱的姐妹,可能人们看不见任何事情,但我相信你得医治了。站起来,看看你是不是觉得更好,脱离关节炎了。你现在觉得好吗?呐,你们都可以看到她怎么移动脚等等。走下去,像年轻女士那样举止,好像你根本没有……你没有……我们赞美主耶稣,因他一切的良善和怜悯。
74

呐,当我们祷告时大家保持敬畏。呐,就一会儿,我们要……我们一为这个小孩祷告,接着我们要休息一会儿,你们可以下去。我们要花大约三分钟时间,接着我们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再开始叫另一些人。好的。

现在大家都保持敬畏。好的。是这婴孩要接受祷告吗?你也想要接受祷告吗?威尔逊弟兄,我很高兴跟你握手。你的孩子……[原注:女士对伯兰罕弟兄说话。]
哦,哦,是的,我看到,他有点像抽搐,摔倒了。我看到他摔破了小脸蛋。哦,姐妹,你和威尔逊弟兄,你们今天相信耶稣必从你孩子身上除掉这东西,让他得痊愈吗?
呐,站在这里的小孩子有问题,他抽搐,摔倒了,他的小脸蛋和小眼睛受伤了,变青了等等。这位父亲也想要医治。
75

现在我们祈求神把这咒诅从小孩子身上除掉。会众,你们相信我们仁慈的天父本着他的怜悯,会让这小孩痊愈,不再有这些抽搐,叫它们离开吗?你们相信我们求我们的天父,他就必成就吗?好的,我们祷告。

威尔逊弟兄,你的问题是什么?我忘了。[原注:弟兄对伯兰罕弟兄说话。]我明白,也许是同样的事……小孩。好的。现在我们大家都保持真正的敬畏。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先把孩子的父亲带给你,好像最初来到世上。一些恶事发生在他身上了。魔鬼在很多重大的时候胜过了他。但今天我们藉着祷告的方式把他带到耶稣基督的面前。我们把他带到各各他,耶稣在那里死了,使他能拥有五个完全的感官。我们祈求神,愿你怜悯他。我们相信我们所做的这些事符合你的道。你说过:“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出污鬼。”我们相信。虽然有时候人们……
76

主告诉我做某件事,说某件事,当我醒来时,我无法记住主说的话。你们记得这个。那天晚上在异象中,主对我说,这些事不会公开发生,它要在私下发生。站在附近的考克斯弟兄,我们建议,也许最好让人们这样走过来,让我在这里的祷告室一次叫一个,让这事发生。

77

上星期天,当我在这里时,我在我的教会第一次这样做。我让大家都低着头,让我能走到这个妇人那里,她残疾了,躺在这个担架上。她完全得释放了。

今早,我说:“神啊,请你帮助我一会儿,直到众人变得不安宁……帮助我,也许我能让会众低着头,让他们不看到事情发生。瞧,大家,如果我开始按手在人身上,大家就开始低头,”哦,我手上感觉到了。瞧?像那样,当它临到时,大家开始看它是怎么临到的;那绝对是属肉体的模仿。绝对没错。告诉我这样做的同一圣灵,说它是模仿。所以我知道那错了。
78

那是主那天晚上告诉我的。他说:“你引起了许多属肉体的模仿兴起。那么做……现在,不要让人看见这事。”那是我今早一直做的。让你们都知道,你们现在看到我告诉你们真理了。你们留意主在这些即将来到的复兴中所要做的事。它丰丰富富,远超过已发生的事。你们现在只要看。记住,我不是假先知。我讲了真理。神不会说谎。看它会不会比过去任何时候更大。

呐,你们亲爱的会众,你们有许多人在这里排队接受祷告。时间迟了。我知道你们要接受祷告。我想要为每个人祷告。这女士有个小女孩站在这里,母亲抱着小婴孩,等等。我们想要他们接受祷告。我们想要他们得到释放,不是吗?我们想要他们每个人都得痊愈,这些男孩跪在这里。那后面都是人。这里有人得癌症,处在严重的境地,快要死了。
79

呐,我们信不信耶稣此时在这里?我们信不信他在这里?我们全心相信他要使我们每个人痊愈吗?你们信不信?他爱我们众人。神不偏待人。他要医治小女孩,不是吗,姐妹?他会的。[原注:姐妹说:“他已经开始医治了。”]已经开始了。神祝福你的心。你从哪里来,姐妹?肯塔基州克莱斯特伍德。[原注:“一天晚上,这里这人为她祷告了,从此她已经恢复了,好起来了。”]

80

哦,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内维尔弟兄来祷告了。这个小女孩,瞧,我的好朋友伍德弟兄是从克莱斯特伍德来的,他的……你认识伍德弟兄他们,是吗?哼嗯。他是那里的承包商,是的。
这里这个小婴孩,他是从哪里来的,姐妹?印第安纳州加里。你相信他会回到加里得痊愈,是吗?你肯定相信。好的。
这些小男孩是从哪里来的?印第安纳州奥斯丁,你相信他们今天也会回去得痊愈,是吗?我们肯定相信。
那个小婴孩也要接受祷告吗,姐妹?你是从哪里来的?印第安纳州。哪里?新阿尔巴尼。你相信小婴孩会得痊愈吗?肯定的。你相信这周围的其他所有人都会得痊愈吗,每个人?
呐,让我们联合在一起,说:“耶稣基督,你活着并且作王。”哦,想到主耶稣的至高无上,他能使那个完全瞎了的婴孩眼睛打开,能使那个结巴的人站在这里,坦然、正常地说话,能使其它这些事发生。神就是神,不是吗?跟神要做的事相比,那是次要的事。他要做更大、更大的事,并且继续做,直到他再来。没错。
81

呐,我告诉你要进入的态度。进入这样的态度:“耶稣,你在这里。我现在接受医治。我全心相信。现在它成了。”在你心里,就像你来到他那里要得救一样,你说:“主耶稣,我交出我的所有。再也没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了。这是我的心;这是我的生命。我把自己交给你。”能做的就是这些。你说:“主耶稣,我相信。”

突然,这心底有声音说:“是的,我相信。是的,我相信。”
82

你的婴孩病了多久,弟兄?从他出生起。他的问题是什么?发育迟钝。瞧,你知道是魔鬼干的。没错。魔鬼做了那事,神能使那婴孩重新变好了。想一想,我见过几打这样的病例,现在都完全正常、痊愈了。我要……我知道。我也有一个小婴孩。我知道你的感受如何。只要放心。

你们俩都是基督徒吗?你们俩没有一个是基督徒吗?你们今早站在这里,愿意把生命交给耶稣吗?如果神让你们的小婴孩痊愈,正常了,你们答应为神而活吗?你愿意,你愿意吗,弟兄?你愿意。你愿意,你愿意吗,姐妹?神祝福你们。呐,当你们接受主耶稣作你们的救主时,你们就成了基督徒。现在我们接受他作婴孩的医治者。
83

天父,藉着按手在这蒙福的小孩身上,那是两个刚来的新生的孩子,孩子的父母。必须分享这个婴孩才能带给他们永生。也许,如果不是因为婴孩那样,他们就永远失丧了。但婴孩成了他们暂时、较小的救主,带他们到主耶稣那里得救恩。父啊,我们感谢你。祝福他们,他们是你的孩子;他们接受你。

你在你的道中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看着这对年轻夫妇,看到那光悬挂在他们头上,当我走到队列的尽头,看到那光悬挂在这对年轻夫妇头上,我想,父啊,最好跟他们说话,而不是跟会众,惟有你。
84

那是什么?那个关键时刻是你在他们的心里拉动。神啊,我们非常感谢你他们是基督徒了。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他们的孩子。我们来,因为神说,或耶稣在他的道中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所以,我们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父,愿他祝福这婴孩,愿接下去的二十四个小时后这婴孩身上发生巨大的变化,使孩子的父母兴高采烈,主啊。我谴责魔鬼的工作,父啊。罪已经承认了。孩子的父母是基督徒了。

85

撒但,你再也没有权力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靠着耶稣基督的血命令你,他吩咐我们如此行,我们把你从这孩子身上赶出去。现在,孩子开始生长发育,变得正常,痊愈了,长成一个年轻的好孩子,使他父母为他感到自豪。我们奉耶稣的名这样祝福,阿们!

现在你们俩是基督徒,在基督里了。留意看你孩子的变化。你们现在住在哪里?印第安纳州加里。四、五天后给我写信或给我打电话,你在你孩子身上看到怎样的变化。让我们为这奇妙的工作感谢神。
我走到队列的尽头了,开始祷告。我一直注意,刚才这里的恩膏很大。通常注意会众等等。但我有点把那个当作第二位的,把目光转向一边,直到我注意到它刚才在这女士身上。我看见它悬挂在那对夫妇头上,我一直纳闷它在哪里。我想:“那是它所在的地方,就在那些人那里。”
86

现在,我们要为每个人祷告。只要神让我活着,你们每个人都要得到代祷。我们要开始祷告,这样我们就能出去。我们要从这里去到队列的尽头。

弗雷曼弟兄,你在那里安排好了,我们能过去了吗?现在,我要下去那里为你们每个人祷告。我要你们经过,为你的医治欢喜并感谢神。
附近的人,留意内维尔弟兄下星期六的广播,安排下星期天的聚会,看我能不能及时回来参加下星期天的聚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