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114 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

1

啊,我知道你们的感觉如何,就像我的感觉一样。让我们说:“赞美主!”每一个人,“赞美主!”这会使你感到即使你要死了,你也可以平安无事地度过,不是吗?它只是……似乎这很好。愿神祝福我们的弟兄们。

我可以喝很多进去,却仍然没有饱足。那真是极其美好、老式的福音歌唱。当我听到威尔莫、艾纳尔、散基和那些人都在那里唱,我告诉你,那会很美好,不是吗?当……是的,先生,肯定会的。
想一想,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我们就能永远听他们歌唱。那是不是很美好?我真爱唱歌。我认为像那样美好、老式的歌唱是聚会的基干。我真爱它。
2

呐,我们很高兴今晚能再次来到这个福音的帐篷,来传道,为神生病的孩子祷告。我们为今晚的大聚会信靠神。你们……现在你们这里有印第安纳的气候。我确信这拦阻了很多人。若是可能,靠神的帮助,每晚我们都会尽早结束聚会,让你们回去。若是可能,在我进来一个小时之内。

我真喜欢多多地谈论主,以至我不知道停止的时间。我是属灵东西的大吃客,不太容易填饱。所以我真爱跟你们谈论,因为你们是那么得友好。
3

有时候我超标了,正如俗话说的。我不是有意要那么做。我注意到今晚躺在周围折叠床和担架上的,那些坐着轮椅的和躺在折叠床上的人们开始进来。我不想看到人们都像那样被捆绑。但我想要看到他们归向神的治疗,使他们能痊愈。

我们的天父更愿意这样做。对于我亲爱的人们今晚躺在这里被捆绑,我相信这将是你们处在这个状态的最后时刻,耶稣必使你们痊愈。若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我会很高兴去做。但我做不了。我只是……我只是你们的弟兄。但我在这里是来帮助你们。靠着主耶稣的帮助,你们只要相信他,信心就在你们里面。
4

当然,我的信心会帮助你们,肯定的。我尽我一切的可能来帮助你们。我们所有人一起,其他所有人也一起,不只是我。这里的其他人都关心你们。他们想要你们痊愈。会众,是不是?我们肯定关心。那正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我就是这样一路从印第安纳州来,跟你们一起祷告,帮助你们,谈论主。

呐,我只能照主告诉我的去做。我只能说他所说的话。因为如果我告诉你们不同的事……你们会看到那是错的。所以它必须从神而来。你们就想要这样,直接从神而来。你们现在只要全心相信。
5

呐,我们赶快直奔我们的主题。随着天气好转一点,我们这星期会多待些时间。如果可以,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来跟王交谈。我们的天父,我们必死之人有这伟大的通道来跟万王之王说话,这是何等的特权。藉着他的独生子来到地上受死,为我们清扫这条路,剪掉所有的地线,开通它,让我们可以交谈。他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哦,何等的特权!

6

父啊,我们先奉耶稣的名求你垂听我们,因为我们知道若奉他的名求,你必垂听。他的道不可能失败。我知道你在这里聆听。你知道今晚这小群会众的需要;你知道我有什么需要;你知道他们有什么需要。父啊,我们的需要一起……今晚将我们需要的赐给我们,愿这是你的旨意和愿望。

我今晚的愿望是看到每个罪人得救,每个冷淡退后的人回归,每个没充满的人被圣灵充满,每个没有爱的人在爱中受洗,每个病人痊愈,看到这些折叠床和轮椅空了,人们走来走去,赞美神。主啊,这是我的愿望。这是我们所有人的愿望。愿你今晚赐给我们。
现在,愿你打开你的道,对我们说一会儿,为我们今晚在这里所要领受的东西赐给我们一些基本的要点,我们奉耶稣的名求,照他所吩咐我们的,阿们!
7

呐,在《路加福音》11章,我想从这里读一部分经文。哦,一节经文就足以作一点背景。然后我们要直接讲道,不会花很长时间。我会尽量留意,弟兄,你也在后面帮助我。不要让我讲太久,这样我就能让会众早点回去。

呐,《约翰福音》11章28节,我们来读这一节。
马大说了这话,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马利亚,说:师傅来了,叫你。
呐,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所读的他的道。我今晚要讲一会儿的题目是:“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
8

毫无疑问,今晚在这小群人里面,你可能正面对最黑暗的时刻;你可能坐在这里却不知道。你可能坐在这里还没得救,而有一血凝块正滑向你的心脏。首先你知道,也许聚会结束前,或明早天亮前,你可能就跟我们的造物主面对面了。

你可能觉得你处在完好的健康中,而那血凝块正在靠近你的心脏。你不知道。有时候相当健康、强壮的反倒就这样倒下了。
你可能坐在这里有心脏病。你不知道哪一刻它会要你的命。你可能有癌症。医生说没有机会了。我不知道你的情况。但有一件事是我确定的,神知道。
9

他为此预备了疗法,只要我们能接受。让我们现在相信耶稣会来到我们这里。呐,我们今晚要讲的,是有关我们的主耶稣在他事工的开始。

昨晚我们在谈论,讲到以异象的形式发生很多的超自然。昨晚,耶稣说:“我不做什么事,除非父先显给我看。他指示我做什么,他告诉我什么,我就去做。”说了那么多。
但这是引述《约翰福音》5章19节的经文。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将所做的事显给子看。”
呐,他说:“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换句话说,他说:“我什么也不做,除非父先显给我看要做什么。”
10

不久前,我在一座城里。那是若干年前,大约三、四年前,有个很有名的好人,一个学者和一个学生。有一份报纸发表了批判我的言论,说我是……哦,我不……除了我是基督徒这一点以外,我想它批判了我其他所有的一切……但是……在我开车回家的路上,一个弟兄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如果我像那样蒙神的恩,我就会咒诅那报社,叫神烧掉它。”

我说:“噢,你不会那样做。”我说:“我不相信那个想法甚至会在你的心里。”我说:“我不相信你……”
“哦,”他说:“是的,先生。”
我说:“呐,弟兄,首先,我们不想那样做,因为那不像是耶稣会想要做的事。你瞧,他不会要我们去那样做。”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如今的先知改变了。我们需要一些像以利亚一样的先知,他上去,证明神,叫火从天上降下来。”
我说:“只有当他看见了异象他才那样做。”
“哦,不,”他说:“他挑战了他们,并说……”
我说:“弟兄,是当他看见了异象之后。”
他说:“不。”
我说:“注意看,当他把所有的东西排列有序了,他说:’主啊,我已经照你的话做了这一切。’”是的。当他照神的话做了一切后。
11

所以,任何时候都没有人像那样做过什么事,除非先被神指示。呐,我是指信心的行为去做某些事。但我是指你知道事情明确要发生。

愿我……你们额外忍耐我五分钟,让我能告诉你们一点关于异象的事,你们愿意这样做吗?异象是什么,恩赐是什么,只是……那是神在这个时代向人们显明自己,就像他在古时所做的。
12

呐,大家都知道古时的先知,像约瑟……我们知道他生来是个先见者,为兄弟们所恨,为父亲所爱,他在各方面都描绘了耶稣。你们相不相信?

想一想。他被卖了大约三十块银子,从坑里被拉上来,被认为死在坑里了,又被投在监牢里。一个失丧了,一个得救了,像在十字架上一样。
当基督作为一个地上的人被囚时,钉子钉在他手上;约瑟被放在拥有世上最大城市的右边,法老的右边。大家都屈膝。若不藉着约瑟,没有人能到法老那里;而耶稣坐在神的右边。若不藉着基督,没有人能到神那里。
13

约瑟死的时候,描绘了这点,他在埃及留下了一个迹象或一个旧棺材。不久前,我在一个博物馆里,有一个用铅打出来的棺材,里面放着他的骸骨,我本该按手在它上面。他说:“你们不要把我的骸骨从这里带出去,哦,是你们不要把我葬在这里。有一天神要领你们离开这里,你们要在你们前面把我的骸骨带到应许之地。”

他离世了。每个后背被打的以色列人经过,看着那些骸骨,都能朝那里看着,说:“有一天我们要出去。有一天我们要出去。因为先知在那里。他说他的骸骨要在会众前面带出去,所以有一天我们要出去。迹象在那里。”
14

今天,我们跟我们的亲人一起去坟墓,听见传道人说:“尘归尘,土归土,地归地。”听见土块落在棺材上。但我们看着那个,凭着信心的眼睛,我们能看到海对面,看到一座空坟墓。“我若去了,就必再来接你们。”有一天我们要出去。

耶稣是约瑟的原型。大卫,还有很多其他人。大卫在耶路撒冷被废黜,被他自己的人民赶出城,当他走上山,回头看,哭了……八百年后,大卫之子在城中被弃绝,坐在同一座山上,在城市上方哭泣。
15

看到基督怎么在大卫里面哭泣吗?哦,整本旧约都是描绘基督的生活。呐,今天,耶稣在这里,在地上代表自己是神……他是神对人类的彰显,要来代替人类,领人类回到他那里。

呐,在……. 呐,末日在他的教会里,他正藉着属灵恩赐的运行等等在他的教会里描绘他神圣的旨意,藉着讲道、教导、预言的恩赐等等,和他拥有的其它神圣恩赐。
16

呐,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必须承认很多的恩赐被模仿了。嗯,我们知道它们是假装的;然而也有真实的恩赐。有很多传道人上讲台,是为了他们能从中得到的钱。我不愿那样说。但那是真的。他们承认。是的。

“嗯,我不愿去到那里。哦,看看我在这里赚的钱。”瞧?嗯,他们不是这样想的。肯定的。他们是为了钱。但也有主耶稣真实无伪的传道人,他们愿意饿着肚子、喝溪水、吃苏打饼干也不愿每天吃炸鸡;传讲福音,留在神的旨意中。是的。真正的传道人。
哦,你在哪里看到底片,某个地方就必有正片。
17

呐,如果你注意,谦卑地这样说……呐,恩赐和选召是由神且唯独由神放在教会里的。不是神学院产生传道人。神必须呼召他的传道人。你相不相信?肯定的。

他可能学习……哦,他可能得到艺术学士学位,或者可能是神学博士,但那并不使他成为传道人,除非神对他的心说话。是的。那是真的。我相信这点。
但神在教会设立的,先是使徒,然后是先知等等。神在教会设立……呐,教会中的那些神圣恩赐是为了教会并完善教会,呼召教会到一个大身体上。任何真正的传道人都决不会划线:“因为你不相信我所信的,你就不在里面。”我们都认得彼此是弟兄,因为耶稣为我们所有人受死。神爱我们所有人。你们不这么想吗?是的。
18

呐,成群的人在划界线。呐,有宗派没问题,但也要认得旁边的人。他是你的弟兄。瞧,就是这样。你心里有爱,就必这样做。注意。在这个……呐,如果我能向你说明一件事……我知道你头脑会有疑问,当异象过去之后其它人对异象会有疑问……异象并不是显著非凡的,它只是神已经做成的一件事。

呐,我们就在这里做一会儿说明。打个比方,我们今晚站在这里的都是小男孩小女孩,而在城里有一个大马戏团。刚好你们一些弟兄比我更强壮、肩膀更宽,能抬起更重的东西。哦,如果有重物要抬,你最好去抬。
19

但也许神造我比你高了那么一点。那并不使我成为比你更重要的人,并不使我成为比你更重要的神的孩子。它只产生一件事……“谁能用思虑使身量多加一肘呢?”瞧?不是你做什么,而是神做了什么。

瞧,我算不上是律法主义者。我相信那是神至高的恩典。神那样做。
哦,也许有个游艺团或马戏团经过,我们都想看那马戏。哦,我们没有钱进去。我们看不到。也许踮起脚尖,我能通过上面的一个节孔观看,告诉你们大家正在发生什么事。呐,记住,我正在做示范。
20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那里有什么?你现在又看到了什么?”哦,我尽可能地用手指抓着更高的东西,尽可能地踮起脚尖。我说:“我看见一头大象。”然后下来,我快要精疲力竭了。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还看到别的什么吗?”哦,我又站得高高的,攀上去。

“我,我,我看见一头长颈鹿。”这样踮起脚尖看真使我感到虚弱。
呐,这就是对什么是恩赐的一个描述。先见的恩赐,或赐下异象,这些都唯独来自神。
异象,我记得的第一件事小时候的事就是异象。当我还不到十八个月大时,我就告诉妈妈我们会住在哪里,还有别的一切。瞧?是的。我一生都在靠近新阿尔巴尼的地方度过。我们当时离那里有几百英里;那个我生活了大约四十年的地方。瞧?
21

瞧,它相当自然地临到人,就像让你做你要做的事一样。哦,我要给你一个描述说明。当耶稣在世上时,在神里面的一切能力都在他里面,因为他是神在肉身彰显,神以他儿子基督耶稣的身体成了人,在地上搭帐棚。因为圣经说神在基督里。父在他儿子里,在地上向人们表达他的爱。瞧?

呐,很简单。注意。在耶稣里面的那个恩赐就像整个海洋,世上所有的水,相比这个小恩赐,只是那海洋里的一勺。
22

呐,神赐给他无限量的圣灵。他赐给你和我的是有限量的。他量给我一勺。但当他量给他儿子时,他量了整个海洋。明白我的意思吗?

但注意,在这勺里的化学成份和在那整个海洋里的是一样的。在海洋里的所有化学成份,或者说它们的一份量,在这勺里。是一样的。瞧,它会做同样的事,做同样的工作,产生同样的生命。你们难道不相信吗?就是这个使我们成为基督徒。
呐,耶稣在世上时,他说:“我不能做什么,除非父显给我看。”首先必须是个异象。耶稣看到异象,然后他去完成。看看那天跟随他的那个瞎子。他们过来,叫喊:“怜悯我们!”他根本没有理会他们,继续进屋。
23

不管怎样,他们走来走去,随后进来;进了屋子。他们领他到耶稣跟前。耶稣说:“你要什么?你要什么?”换句话说:“你要我做什么?”

他们说:“主啊,让我们能恢复视力。”
他说:“你们若能信。”
他们说:“我们相信。”
于是他摸他们的眼睛。呐,注意。他从未说:“你们恢复视力了。”他说:“照着你们的信心为你们成全了。”瞧?
呐,我昨晚所讲的摸了他衣裳的妇人,这妇人,耶稣从不认识她。呐,因为他问了这问题:“谁摸我?”
嗯,大家都说:“嗯,”彼得说:“每个人都在摸你。”
他说:“但我感觉从我有……”什么?“有能力出去了。”能力是什么?力量。“我虚弱了。”什么使他虚弱了?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因为妇人相信他是神的儿子,并从他身上拉出了能力。
24

就像天使在水面上。第一个人跳进去,天使所有的能力都去到那人身上。第一个有信心的人跳了进去。所有的能力都去到那人身上,他们就得医治了。然后天使离开,又回来。但水面上所有的能力都去到那人身上,又回来。第一个人跳进去……那是圣经说的吗?好的,瞧?

呐,经文写得相当明白。也许跟学校教的有点不同,但记住,当耶稣来的时候,跟学校教的很不一样。瞧?所以你必须……他绝对符合圣经,虽然他们不认为他符合,但他确实符合。
25

注意。当那个……这妇人,她做了什么?她做的是什么事?她从耶稣身上拉动了。那是耶稣虚弱的原因。她通过耶稣这个肉身,从他身上拉动了能力。因为耶稣只是一个人,为女子所生,但他的父是神。他在肉身上是人,在灵里是神。

所以神在基督里,妇人通过耶稣拉动了那能力,相信,然后耶稣转过身,妇人凭着对耶稣的信心,从他身上拉动了能力,以至耶稣四处观看,说:“谁摸我?谁摸我?”众人都否认。
说:“不是我,没有人。”
彼得说:“哦,大家都在摸你。”
耶稣说:“是的,但我虚弱了。”
26

他四处观看,看见了那妇人。他是怎么做到的?那是个秘密。但他找到了妇人,他说:“有血漏的妇人,你的信心救了你;你的信心救了你。”

呐,注意希腊语的同一个词“索佐”。“索佐”的意思适用魂或身体的得救。信心……“你的信心救了你,”身体上,跟你的信心在属灵上救了你是一样的,是同一个希腊词“索佐”。对吗?好的。瞧,同一个词。“你的信心救了你,”身体上。
呐,她在做什么?她从耶稣身上拉动。呐,当父赐给耶稣异象时,就不一样了。
27

呐,这就是所发生的。在家里,不管是在哪里……我想我妻子现在正坐在会场,她知道这事,在家里,在外面,人们认识我,跟我到处走,异象总有出现。不是这里……嗯,有时候我们还没到这里,我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呐,那是真的。很多的……你们听说了。两年多前预测了,预告了。我问了,还从未有一个人听过从那里讲出去的任何事,是没有绝对逐字地应验的。

呐,那不使我虚弱。所发生的事是这样的。这里发生的异象多数是你们自己的信心。是你们,而不是因为我里面的任何东西。记住,我什么也不是。我是你们中间最小的。我未到产期而生,你们是五旬节派的人。瞧?所以我感谢神赐给我恩惠,你们会来听。
28

嗯,当我跟我的浸信会神职人员讲这事时,他说……我跟他讲那夜天使临到我并和我说话。他说:“比尔,你晚饭吃了什么?”

我说:“戴维斯博士,我不欣赏这话。”我说:“这是我的团契卡。”
他说:“哦,不要那样想。”但他说:“你认为谁会听那个呢?”
我说:“如果神差遣我,神就会确保会有人来听。”是的。瞧?所以神这么做了。
他说:“你凭七年级的教育就要去为君王和当权者祷告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但神会做,因为他那么说了。”他做了,所以他会一直那样做。
29

呐,它相当完全;不要惊慌。只要坚固。来到神面前,仿佛疑惑不存在任何地方,不要试图吓唬它。你不可能吓唬它。魔鬼不接受你的吓唬。但他知道那是真信心不是。

瞧?如果是情感,他会当面笑你。但如果是真的信心,他就会从你面前走开。
呐,那是……他明白。他知道。记住,他也是一个灵。
瞧,呐,耶稣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妇人从他身上领取了。呐,这就是发生的事,使得……过一会儿,有些人会询问:“伯兰罕弟兄,你从会堂出去时,几乎昏倒了,是为什么呢?”不是当异象发生的时候。不,不像现在。不。它在两者之间来到。瞧?我等到离开讲台才意识到。这就是……就好像离开世界一样。
以后,我们要从圣经从头到尾来指给你们看,由于时间关系每晚只讲一点。
30

呐,如果你注意,瞧?耶稣因一次拉动就虚弱了。那妇人走到他面前,摸了他,就离开了。呐,那跟我踮起脚尖站立是一回事。我来聚会前,几个小时地禁食祷告。在这期间,那是我向人们隐藏的原因,不让任何人知道我在哪里。此时我藏在房间里。

我一直跟阿根布莱特弟兄待在后面。但我甚至不……我妻子甚至没跟我在一起。我独自待着,不断祷告,知道主在附近。有时候在房间里,我看到那光降下来,站在那里。他会告诉我:“留意某件事,它就要发生。”很多时候神知道,成千上万……
31

呐,当他像那样告诉我任何事时,那并没有使我劳神。但当我来到讲台,你们自己的信心拉动那异象,或者坐在底下会众中,你观看,说:“你知道有一件事,我相信那人在讲真理。”我……哦,你可能只是头脑里那样说,但如果你……当你真的有那么一次在心里恳切,就会看到有东西在拉动。也许我会说某件小事,想要解释它。呐,我不该那样做,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不明白。我知道我不能解释,因为我不明白。但因为我爱你们,我想要对此说些什么。

32

你的信心会拉动。我会看到,也许会看到有人来自医院或在做某件事,我就会说出来。它做了什么?然后我虚弱,倒下。那是什么?那是你们的拉动,不是从我身上,而是从神那里,神通过一个属地的渠道在祝福你们。你们现在明白了吗?就是这个使我虚弱。

但那是我踮起脚尖的原因,瞧?“哦,主啊,今晚帮助我,我在这里。我……现在帮助我。我祈求你祝福这会众,那是,哦……也许这里有人站在我面前,我一生从未见过他。那又怎么样呢?如果他离开我,怎么样呢?我要走下讲台。但如果他说话呢?肯定有事必须被说出来。
33

每场聚会都会有批评者。你可以感觉到。当恩膏说话时,你可以感觉到那种冰凉的不在乎。你知道那是错的。你知道他们在怀疑。但当你感觉到温暖的欢迎时,它就流得顺畅。但当你……

一个人站在那里。那是什么?我踮起脚尖上去,好像那个比喻。什么……这里有一个妇人。哦,若是有一件事。主啊,如果你像对那个井边的妇人所做的,只是告诉她身上的一个问题,也许会有帮助。她上来,站着。我说:“你相信吗?”
“哦,赞美神。伯兰罕弟兄,我有一切的信心。”是的,我知道。如果你有,你就不会在这上面。你瞧?但这是……就是这样,你本应该是站在这上面的。但在你心里很低落,因为你有的是希望而不是信心。信心是积极的,瞧?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瞧?),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呐,当你站在这上面,在恩膏临到我之前我和你一样低落。但当信心达到时,主就在使用我了。然后我就被恩膏了。这里有一个灵想要向你做工,让你的灵接受这个灵说的话,提升你的信心到一个地步而来接受耶稣作你的医治者(是的。),不是从你头脑里接受,而是从你心里接受。
34

当我下来,就像我本来是踮起脚尖的,哦,“你有癌症。”

“是的,没错。”但你仍在这底下。瞧?一点儿也没搅扰到你。转向会众。一点儿也没影响到他们。瞧?哦,我要再试一下。我再次踮起脚尖。也许又一次。“哦,你有……你过去有肺结核,你过去……”回到二十年前,接近一生。你看到事情发生。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在哪里。你知道你在某处说话,但你回到了几年前某个人的生命中,在这讲台上正看着异象。你认得你在某个地方,但是当那发生很多次后,你就不知道哪个是异象,哪个不是。瞧?然后……你就……
35

瞧,是你自己在运行那个。就是这个造成了虚弱。当神想要……呐,让我们回到那个比喻上。那是我踮起脚尖站着的时候。

假如,呐,那是你想要看的东西。但如果马戏团的老板想要我看一样东西,你知道他怎么做吗?他就伸手下来,抓住我的脖子后面,把我举起来,说:“现在你看,会有一个妇人过来,她会穿着成这样,会来到这里。你从这边进门,就会看到这孩子坐在这里,这事就要在这里发生。这个人要在出现在这里,所有的要像这样。”告诉你整个的事,然后把你放下,你感觉想要喊叫赞美神。瞧?
那是神在使用他的恩赐,或者说是人们使用神的恩赐。现在你明白了吗?在我们的主身上发生的是同样的事,这是他在能力上虚弱的原因。
36

呐,我们必须快点,因为我们现在只剩大约八分钟,我们得进入祷告队列了。

注意,快点。耶稣离开了拉撒路、马大和马利亚的家。呐,当耶稣离开,疾病就进来。当耶稣离开你的家,麻烦就会进来。记住,当耶稣离开你的家时,就要提防麻烦。
你最好善待主,祷告,爱他,留他在那里,因为他是你曾拥有或将拥有的最好伙伴和朋友。
所以你留他在那里,使他受到欢迎,活出他想要跟你交往的那种生命。
37

呐,但在这件事上,不是他们做了什么,而是神赐给他儿子一个异象:拉撒路会死,他要叫拉撒路复活。“哦,”你说:“伯兰罕弟兄。”好的,只要查考一下,看一看。

瞧,圣经是用文字写的,但圣经是给教会的爱情故事。不久前,几年前我在这里传讲了亚伯拉罕和撒拉一百岁的时候变成年轻小伙子和姑娘,一个传道人取笑我,送话来,这同一位传道人不久前写了一本有关的书,传遍了全国。神的确把亚伯拉罕和撒拉变成了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我可以用圣经来证明。
38

但你瞧,圣经,你决不能在神学院里学到它。我不在乎……那听起来可能很干脆,但圣经说,神说:“他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对吗?他向婴孩就显出来。你不需要很聪明才能明白圣经。你必须有一颗谦卑的心。

圣经是神给他教会的爱情故事,这一点向世上所有的学问都藏了起来。它唯有藉着一个学问才被认识,就是藉着屈膝学。如果你有任何的……你知道我的意思吗?双膝跪下。
呐,圣经是……你必须从字里行间读才能使它正确。呐,我妻子坐在后面,她给我写信的时候……瞧,我真的爱我妻子,所以当她给我写信时,我在海外或什么地方,她会说:“亲爱的比尔,今晚我坐在这里;我已经让孩子们上床了,每五分钟电话就响。我非常累。但是……”瞧?
39

呐,她在信上说的是一件事。但我爱她,所以我知道她真正的意思。你明白吗?那是因为我爱她。我理解她。

呐,圣经说的是一件事,但如果你真的爱作者,你就明白他的意思。你瞧,神向他的爱人显出来。你难道不喜爱成为他的爱人吗?肯定的。你只要……你爱他,他就……圣灵正在那里,说:“呐,聪明通达人会这样认为,但只要继续读,我会把我的意思显给你。”瞧?首先你知道,整幅画在那里。你只要读一会儿,就坐下来哭,起来,在地板上走动,还是哭。那是你真正从神得到一些东西的时候。阿们!
40

呐,当耶稣做这引文:他不做一件事,除非父显给他看,在异象中观看。呐,耶稣知道拉撒路要生病。呐,他离开了拉撒路的家。

哦,当他离开了一天、两天,首先你知道,拉撒路生病了。他们赶快打发人叫耶稣。耶稣,可爱的主,不是回去,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继续往前走,不理会。他们又打发人去。他仍然不肯去。他一直等到合适的时候,他知道父已经告诉他什么事会发生。
41

后来有一天,他转身对门徒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大家都说:“他若是睡了,就必好了。”接着他用他们知道的方式告诉他们,说:“他死了。因为你们的缘故,我欢喜我没有在那里。但我要去叫醒他。”阿们!你看到了吗?

看看他在坟墓那里。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总是听见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现在你明白了吗?他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他知道他要离开,也知道拉撒路必会死。因为如果他一直在那里,他们就会恳求他医治拉撒路等等。
42

呐,他从未医治死去的人。他从未叫他们复活,他只叫三个人复活。三是犹太人的确认。如果你注意耶稣做的事,他叫三个人复活了。拉撒路,耶稣离开,好让这事发生。睚鲁的女儿,他……看看耶稣做的事,渡过暴风雨的海,整夜跟波浪搏斗等等,去到那里,叫睚鲁的女儿复活。

看看那妇人,那个寡妇的儿子。耶稣在路上一整天,他的双脚累了,坐在那个暗沟上,等候送葬队伍经过。肯定的。这容易。
呐,那是父做的事。这是这个小家庭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耶稣似乎撇下了他们,离开了。拉撒路死了并被埋葬了,已经过去了四天。突然,有个使者来了,说耶稣正在进城。
43

呐,马大对属灵的事有点缓慢,但主祝福她的心,她现在肯定火热了。她出去。似乎看起来她是可以责备主的。但当她遇见主时,看看她做了什么。留意她的就近。看看这妇人的就近。

这就是你从神得到东西的方式,是你就近的方式。你必须来就近。
留意天使说的话:“你若能让人们相信你,祷告的时候真诚,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让人们相信。”
我说:“主啊,我怎么能做到呢?”
他说:“藉着这些事,然后人们就会相信。”瞧?那就是……
我说:“他们决不会相信你告诉我去为病人祷告。”
但他说:“藉着这个,他们就会信。”瞧?“你若能让人们相信。”它只是一个迹象,让你相信耶稣基督为你的疾病和罪孽受死了。并使你接受他所洒的血这一根本,今晚你就能从中得到属性。你需要的任何东西,只要你相信,神都会赐给你。
44

注意。呐,当她去到那里,她说:“主啊……”那正是耶稣,主。

虽然他……
嗯,很多人,若是在今天,一个传道人经过会众,行了一些神迹就离开了,但为了那些是亲密朋友的人没有来,他没有,他不肯来。哦,他们就说:“嘿,你这个伪君子,我知道我起初就不该离开教会。为什么你不来呢?”瞧,那就不一样了。
但马大走向耶稣,她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但就是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哦。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她去找马大,哦,是找马利亚,因为耶稣知道……“师傅来了,叫你。”
45

那是那个小家庭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也许你去看了城里的每个医生。这可能是你最黑暗的时刻。但耶稣来了。也许这是你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或是你曾见过的,你,或你。也许医生已经放弃了你。但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

这是希伯来少年沙得拉、米煞、亚伯尼歌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他们径直走进烈火的窑中。就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这正是他,不是吗?在最黑暗的时刻……
这是那个患血漏的妇人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她没法进入祷告队列什么的。她在医生手里花尽了一切钱财,却没有一个能够帮她。她得了好多年的血漏,虚弱。也许卖了农场所有的工具等等,可怜的人,坐在那里做编织来维持生计或什么的。她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
46

一天,在医院里,当时我还是个小伙子,是个罪人,一个著名的专科医生看着我的脸,告诉站在我身旁的父亲,说:“伯兰罕先生,他只有三分钟能活了。”那是我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他救了我。

我戴着大眼镜,几乎是瞎了,必须被牵着胳膊到处去。这时耶稣来了。
他今晚仍是耶稣。只是一个小故事,我要快点。好多年前,早在这个事工向我显明之前,一天晚上我去妈妈的房子里祷告。我的心有负担。我去那房子里祷告。我说:“妈妈,我能进前屋吗?”我们是很穷的人,所以,我们只有……我关上了大门。
她说:“可以。”
我说:“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我要祷告。”
47

我进屋,开始祷告。我一直祷告了大约两个小时。当我祷告时……妈妈是一个老式的妇女,她会把洗完的衣服放在椅子上。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做,次日光脚站着,把衣服熨平,你知道。

所以她的衣服放在卧室里。我正在祷告,打开眼睛,我以为那是一椅子的衣服放在那里。但那是个白色的东西,并向我走来。我发现它就是那道光。当它走向我,我……被包住了,我正经过旷野,把树枝从路上拽开、推开。
48

我能听见……我在寻找一只正在叫的小羊羔,“咩咩”。我正在努力找,我说:“可怜的家伙。”我用力地拽。那是个异象(瞧?),设法去到小羊羔那里。我继续拽啊拽啊。我又听,听见咩咩声,哦,我太累了,继续拽。我说:“可怜的家伙,我一会儿就到你那里了。”

当我靠近时,它变成了人的声音。不再是“咩咩”,而是说“米尔顿,米尔顿,米尔顿”。这时我说:“米尔顿?那是哪里?”我清醒过来,我当时站在床边,举着双手正在叫喊:“米尔顿在哪里?”
49

异象离开我时,我想:“这是什么意思?”我曾宣布过另外两个异象,一个是尤蒂卡的小男孩,快死了。医生放弃了他。但他得了医治。一个卫理公会女孩……那是十五……哦,将近二十年前,大概十五到十八年前。一个残疾的女孩,卫理公会信徒,手臂和腿耷拉着,就像那样展开着。当这个女孩得医治时,一场卫理公会的复兴席卷了那一带。

我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传道人告诉我:“那是魔鬼。你不要玩弄它。”我部分地相信。我不知道,因为那不是……他说:“嗯,那不可能发生;那是属魔鬼的。”我不知道要做什么,直到主向我显明了。
50

后来我在教会里问;我把异象告诉他们。我说(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我说:“我看见了一样东西,有东西在叫喊:’米尔顿。’”

哦,有个老人来我教会,每次我们有礼拜时,他都开大约三十五英里的路过来。他上来。他和他妻子、儿女在那里很久了。他说……他的名字叫乔治·莱特,住在印第安纳州德堡。他说:“哦,比尔弟兄,”他说:“米尔顿就在南部大约三十五英里。”就在阿根布莱特弟兄住的地方下面一点。他知道那地方和有关的一切。
51

所以我说:“主要我去米尔顿。”当然,我有工作,一直都有工作。我从未在我的教会里收取奉献。所以我工作来维持生计。我……星期六,我下去看莱特弟兄,他带我去米尔顿。那是个小地方,大约有八百或一千人,坐落在蓝河边上。

我下去那里。他说:“你要做什么呢?”
我说:“我不知道。我想主只是说下去米尔顿。我只听见那只小羊羔呼叫米尔顿。”
他说:“哦,我去买点东西。”
我说:“好的。”我进去,给了一个人一毛钱买一个小的旧箱子。我想:“当所有的乡亲驾马车过来时,我要站在这个箱子上,向他们传道。也许主有一只羊羔扣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主想要他摆脱缠绕。”
52

所以我拿了箱子,出去,坐在箱子上。莱特弟兄从他探访的另一个人那里回来。他说:“喂,我要去山上买点东西。”

我说:“好,趁我们正在等候群众的光景,我要把箱子留在这里,跟你一起跑上山。”哦,我们上去了,当我们经过时,我们经过了一座坐落在那里的漂亮大教堂。我说……
有东西告诉我:“在那教堂停下来。”
我想:“哦,好的。”我说:“乔治弟兄,你会从这条路返回吗?”
他说:“是的。”
我说:“好,我就在这里等你。”
他说:“好的。”
我说:“这是什么教堂?”
53

他说:“这是一间浸信会教堂。但不久前牧师陷入了麻烦,引发了很大的争斗。他们离开了有……浸信会信徒们关了门,大多数人去了卫理公会教会或去拿撒勒派等等。”

我说:“嗯。”我说:“好,”我过去,抓住门把手,门关着,锁住了。呐,大家都……周围没有人。我跪下来,说:“天父,你要我在这个教堂里举办聚会吗?如果是,请为我打开这扇门。”
54

我坐在那里。我在那里坐了大约不到五分钟,就听见有人在房子周围走动。走过来,说:“哦,你好!”

我说:“你好,先生?”
他说:“你要进教堂吗?”
我说:“怎么进呢?”
他说:“我有钥匙。”
我说:“谢谢你。”他开了门。我说:“谢谢你,先生。”他说……我四处观看。
他说,“这是……这个教堂属于浸信会信徒。它原本是属于浸信会的。”但他说:“他们离开了,现在它归给市里了。”
我说:“嗯,哦,这里举行任何聚会吗?”
他说:“没有。只有葬礼聚会,县里的葬礼等等。”
我说:“嗯,”我说:“谢谢。”我说:“谁对它有说话权呢?”
他说:“那边的采石场。”
我说:“谢谢你。”
55

乔治弟兄下来了。我说:“你愿意带我去采石场吗?”

他说:“好的。”我去了那里。
那人说:“肯定的,如果你是浸信会传道人,就上那里去吧。你得装一个电表。”哦,我正在为公共事业部门工作,所以那很容易。我装了一个电表,开始……在那里的报纸上通知我要举行聚会。
之后,我到处去邀请人时和一个人讲了话。那天下午我去到那个小城市的时候,那里没有一个人。所以我上去,爬上去,一定有人想牵一头母牛回家什么的,把铃铛给拆掉了。于是我拿了一根线,把它修好,开始像那样摇铃铛。然而,那里除了我,没有人。
56

我看见一个人走在山边上,于是我走过去。我说:“喂,弟兄,我正在这里开始一场复兴会。”我说:“我是浸信会传道人;我想要你下来。”

他说:“听着,伙计,管好自己的事。”他说:“我们这附近没有时间给宗教。我们养鸡。”
我说:“好的,好的。”
但你知道吗?大约五天后,你知道,他们得腾出时间来埋葬那个人。他死了。大约五天后。所以你必须有时间给耶稣。你必须记住。不管你多忙,不管你过什么样的生活,你最好留时间给基督。后来我们开始聚会,我记得那天晚上,哦,我心里有一篇讲道在燃烧。弟兄,你知道那是怎么样的,你有篇道,你想:“哦,大家都会得救。”
57

所以我上去,你知道我的会众都有谁吗?莱特先生、莱特太太和他们的女儿。“哦,”我说:“够好了。”于是我发给他们每人一本歌本,我们开始唱:“在十架上我救主舍命。”我听见有东西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敲讲台。]。我朝门外看,可以说是相貌最恐怖的一个人走了上来;他手里拿着一根玉米穗轴烟斗,正敲在门上,他前面少了一颗牙,灰色的头发垂在脸上,往门里看,说:“那个星期天的小比利在哪里?”开始像那样四处观看。

58

莱特弟兄走到后面,告诉他进来。莱特走上来,说:“那是县里最粗鲁的家伙。”嗯,他是威尔·霍尔。他现在是那边浸信会教会的牧师了。他在那天晚上得救了。

所以我想:“哦,主啊,是那样的。”哦,第二天晚上,那里除了威尔·霍尔、莱特先生一家,没有别人。哦,聚会进行了大约五个晚上。但那个周末,神医治了那里的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得了肺结核的小女孩。这使得那个城市开始火热了。“那是……”我想:“哦,事情是这样的。”
霍尔先生来见我,说:“呐,”他说:“比尔弟兄,有个小女孩住在山上,叫乔治娅·卡特。她在那里躺了九年零八个月。”(我要你们每个人拿到她的地址,亲自写一封信给她。让她写信给你。)
59

他说:“她躺在那里九年零八个月,体重大约只有三十五磅,只剩骨头了,她大约有五英尺高,大约二十二或二十六岁,类似这样。她躺在那里九年零八个月,是由别人对她做的一件肮脏事引起的。”

但他说:“她的家人属于下面这个教会。有个教会(我不想叫出这个宗派),但他们不相信耶稣能医治,他们甚至不相信圣灵或其它任何事。他们对他们的会员说:’若是有人去听那个白痴浸信会传道人为病人祷告,你回来时,就从教会领走你的会员证件。’”
60

她父亲是教会的执事,所以他不能来。他问我,是霍尔弟兄问我愿不愿去那里。我说:“肯定愿意。”她的父母说:“如果那个……为了让她满足,没问题。但我不会留在那个伪君子所在的房子里。”

于是我下去那里,在屋里观看。如果你正路过,就看看那张床。她的小床在那里,小铁床,油漆都磨掉了(她把床留在那里。),这些年用手抓着,哭喊。
呐,她……她瘦小的手臂,她的两腿这上面,大约只有这么粗。她咳嗽时,手臂拿不起痰盂。她会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响声,示范咳嗽的声音。]。他们就会拿起痰盂,她会发出[原注:伯兰罕弟兄又发出响声,示范。]。你必须蹲得相当近,才能听清粉红色凹陷的嘴唇,眼睛陷在后面。她再也举不起双手……
61

我注意到我的小册子放在床上:《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说:“小姐妹,”我说:“我希望我能在某方面帮助你,但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是。”这时我……她妈妈不在那里。他们甚至不……他们甚至不能将便盆放在她下面。他们必须放垫单。她甚至无法像那样扶起她。她只是躺在那里,就剩下骨头。
她甚至几年都没有看到户外。即便如此,这家人很和蔼可亲。她妈妈,事实上还是年轻的妇人就已经头发灰白,因昼夜坐在那孩子边上而得了麻痹,颤抖着,坐在那里,直等孩子死去。
62

他们已经放弃她好多好多年了。她得了肺结核,扩散到了妇科器官,又扩散到了全身。她的情形简直可怕。我说:“我要为你祷告。”于是我跪下来祷告,站起来。她想要知道事情会不会……为什么没有事情发生?

她在报纸上读了残疾的奈尔姑娘的事。报纸把这消息传遍了全地区。我说:“哦,瞧,亲爱的姐妹,那是个异象,瞧?”我说:“我只能那样做。我可以,我可以为你祷告,但那是个异象,我甚至不认识那姑娘。”眼泪……她从哪里得到足够的水份流眼泪,我不知道。但眼泪流在她的脸颊上……她的脸看上去就像……你知道脸上所有的肉都没有了,下巴陷进去了。可怜的小家伙……
我说:“我会继续为你祷告,因为我知道你的父母不想要我在这里。”
63

[原注:磁带空白。]但她哭了起来,低声说话。她说:“但我要。”我上去了。到了周末,我在那里要给很多人受洗……呐……在一个叫多顿福特的地方,你们是不是有人住在那附近。

阿根布莱特弟兄,我知道他喜欢这个,因为他知道那地的每个角落。
后来我……当我去施洗时,那里有某个传道人告诉他的会众:受浸礼是那么无知,只有没受过教育的人才会受浸。那天下午我施洗的时候,他正好在那里有一个大型帐篷聚会。那个星期他使三、四十个人相信了。
64

当我下去时……当然,他们都走出来,那是下午晚些时候,大约四点。他们……晚上的聚会结束了,或者说是下午的聚会。他们都走出来,站在小溪两岸,有几百人。我走出来,开始实行基督徒的洗礼。

我说:“你们知道一件事。”我说:“似乎整个天堂都站在这周围,天使站在这些树的每根枝子上。”那天下午,他整个会众穿着衣服、漂亮的裙子等等,他们每一个人都走进那泥泞的水里,受了洗。这使那人觉得太糟了,甚至倒退,离开了事工。
65

我跟乔治·莱特弟兄上去吃晚饭。他说,呐,他有点乡谈,他说:“比尔弟兄,”他说:“当妈妈摇铃时,你就过来。”我说:“好的。”我进入树林里,刚准备跪下,绿蔷薇扎了我。

你知道,当祝福就在你前面时,魔鬼是怎么试探你的。我尝试着这样跪,荆棘扎了我。我起来,去到这里,太阳直照在我身上。我去了不同的地方。我立刻就变得疲惫不堪了,我干脆直接跪下来,开始向主高声叫喊,祷告。
66

哦,好像在远处,我能听见那铃声,但我……你知道,你曾那样忘形地祷告过吗?我根本没有理会它。不久,我有点清醒过来,天变暗淡了,太阳正落在山上,降在山谷中。我在山的这面,这边……

我跪在一些狗木丛下面。我抬头看,我感受到那里有个奇怪的感觉。我抬头看,你们在照片上看到的那道光正像那样从那里照下来,那道光在狗木丛顶上盘旋。他说:“往卡特家的路上去。”那是那女孩的名字:乔治娅·卡特。
67

哦,我起来,开始走,而我的伙伴们也正在寻找我。我相当快地跑下山,正撞在了莱特弟兄的怀里。他说:“比尔弟兄,妈妈已经准备好那些饼两个小时了。”

我说:“但是乔治弟兄,一件事要发生了。”我说:“你知道出现在我施洗地方的那道光吗?”
他说:“知道。”
我说:“它出现在树林里,告诉我往卡特家的路去。我相信那小女孩要痊愈了。”
68

那里有一些从德克萨斯州来的人,他们想看到事情的发生。我们便一同下去了。就当……你知道,神在两头做工。那个妇人进去祷告,她的女儿开始哭喊,因为她想要……她一直想要……她看到报纸上洗礼侍奉的广告,或者说是通知。她想要去。当然,她不能动,已经九年零八个月没有动过了。

所以她躺在那里哭。哦,这使她妈妈感到太糟了。呐,这是她妈妈的故事。你们去问,看她妈妈讲的是不是一样。
69

她进入房间(他们住在一幢可爱的房子里,她出嫁的女儿住得离他们很近。),她跪下去,说:“亲爱的天父,我们在你的教会里服事你多年。我可怜快死的女儿躺在那里面。那个骗子威廉·伯兰罕来到这里,把人们都搅乱了。可怜的小家伙躺在那里面。愿神报应那个伪君子的罪孽,”就像那样继续祷告着。她起来,看见墙上有个影子。她以为是她出嫁的女儿来了。

呐,这是她的故事。我只能引述她所说的。瞧?她说那是主耶稣的影子。她看见主的胡子。主说:“你为什么哭泣呢?那正过来的是谁?”她看过去,她看到我进来,这本圣经放在心窝上,有两个人跟着我。
70

她说:“哦,我……不知怎么的……我睡着了。”她以前从未见过异象。所以她说:“我睡着了。哦,有什么事儿不对劲。”她说:“发生了什么事?我失去理智了吗?”她进入房间。她说:“乔治娅,你知道我……”就在这时她听见门砰得一声,那是我,我正走进来,我和两个人,正如她所看到的。她说:“哦!”然后就晕倒了。

当我走到门边时,我不知道是谁开了门,但我进去了。对我来说似乎像是……我知道这听起来幼稚,但似乎我正像那样站在房间的角落。我看到自己走向那女孩。她正躺在那里,脸色花白。
71

我说:“乔治娅姐妹,你所爱、所相信的耶稣基督在狗木丛下面遇见了我。”哦,我仍然能想到它,然后一件事发生了。我说:“他遇见我,差遣我,让你能得医治。所以,奉耶稣基督的名,从床上起来。”她要怎么起来呢?她已经九年零八个月没有动过了。她的腿还没有扫帚柄那么粗。她甚至无处得到力量拿起痰盂,她要怎么站立呢?

怎么站立?我不知道,但创造天地的神,这是他的道,我作为他的传道人站在这里,女孩在圣灵的大能下跳到地板上,双手举在空中。
72

跟我在一起的两个人看到那个骨瘦如柴的人站在那里。她的双腿穿短睡袍的这地方,她的双腿大约这么粗,她的手臂像这样,举在空中。这吓着了他们,他们尖叫起来。

她妈妈站起来,刚从昏厥中出来,又晕倒了。他们……她发出很大的尖叫声。我转过身,她的女儿跑起来。米尔顿各处的人们都跑来。
她父亲以为乔治娅死了。他手里拿着一桶牛奶从对面的畜棚过来,正在过桥。他也是那里大型采石场的监督人。他在路上跑了起来,以为女儿死了。
73

乔治娅走到院子里,坐在草地上,祝福青草,祝福树上的叶子。当她父亲到了那里,屋里挤满了人……大约二十分钟后,她坐在老式的乡村风琴旁,弹奏“求主使我近十架,在此有一宝泉,医治活水无代价,流自各各他山”。

从那天到今晚,她一直是米尔顿浸信会教会的司琴,从此,她上床所带的东西,不比我们上床睡觉带的更多。印第安纳州米尔顿的乔治娅·卡特小姐。
那是她最黑暗的时刻。这时耶稣来了。神啊,请怜悯。这是这个世界曾见过的最黑暗的时刻,共产主义在四面八方,到处有各种的主义。但是感谢神,耶稣带着他的圣经、带着他的真理、带着他的圣灵来了。今晚他在这里做的事,充充足足远超过我们所能做所能想的,阿们!
74

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一切……我知道好像我兴奋了,主啊,但也许我不能停住,我得把它正确得说出来。哦,我的心在我胸口轰鸣,我想到乔治娅那天下午坐在钢琴旁。那些瘦骨嶙峋的手指,那双细长的腿,只有神恩膏的能力才能撑起她。

她正在敲击那台老风琴:“求主使我近十架。”神啊,从那天起,据我所知,她就靠十字架正确地生活。就在几天前,我跟她交谈,她享受着完全的健康。主啊,我们何等得感谢,因为在最黑暗的时刻,耶稣来了。
75

也许这里有一些人正在低谷,他们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但好像他们一直在变得更糟。父啊,请你让耶稣今晚来到,好像他在世上时所做的一样,好吗?做一件跟普通聚会上哪怕仅一点点不同的事。

革流巴和他的朋友就是这样认出你的。那天从那里……第一个复活节早上,你行事了。那里有一件事,当你让他们进屋,你做了一件事,跟其他人所做的就是不一样。他们便认出了那是你。
父啊,今晚做一件有点不同的事。他们就认得你在这里,从死里复活了,是天上的神,创造天地的主,在这位主耶稣和圣灵里面。
76

神啊,我祈求他把路通入每一颗心里,医治所有生病和需要的人,拯救那些还没得救的。主啊,请应允。这可能是这里一些人黑暗的时刻,他们自己甚至都不知道。但如果他们在黑暗中摸索,使你的灵厌倦、离开他们,在他们的生命中一个又一个小时,愿这是你触摸他们心里某个地方的时刻。愿你过来,赦免一切的罪。召他们回到一个真正属灵的生命。主耶稣啊,你难道不会这样做吗?

当我们低头时……这是你黑暗的时刻吗,你知道你坐在教会、圣灵和主耶稣的同在中,然而你却还不是基督徒?这是你黑暗的时刻吗?你愿不愿让你的眼睛被打开,复活得到一个新生命?
77

这里有没有一个有罪的男人或女人想要说:“伯兰罕弟兄,我知道,你说什么或做什么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我此时要向主耶稣基督举手,求他怜悯我这个罪人。我要举手。”神祝福你,弟兄。还有人吗?说:“主耶稣,我现在接受你作我的救主。我一直是个怀疑者。我不相信神的医治。”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我的孩子。好的。

“我怀疑很久了。但我看到你的灵现在正在运行。是的,主啊。你不发怜悯吗?”有人离开了神,说:“父啊,今晚我要向你举手,求你怜悯我,使我回家。我的眼睛再次被打开,有个真实、温暖的基督徒经历。”你愿意举手,说“神记念我”吗?
78

别的地方呢?神祝福你,女士。是的。不要害羞。不要。如果你是罪人,我希望你要诚实。举起手。在我右边,这边有人吗?四、五个人举手了。神祝福你,先生,我的黑人弟兄坐在那里。我的弟兄,你那样做很勇敢。

还有别人吗?神祝福你,我的弟兄。那个……神祝福你,我的姐妹。神祝福那边的你,我的弟兄。是的。要诚实。我们必须那样面对。神要我们诚实。
79

呐,大家低头,我想知道,那些想要被包括在救恩里的,当我跟你一起祷告时,你愿站起来吗?我们没有别的路。你愿站起来吗?你不需要离开座位,只要站起来,说:“我现在接受。”神祝福你们,你们两位女士。你们……是的。很好。神祝福你们。如果可以,请继续站一会儿。

在我右边,有人站起来,说:“神怜悯我。我现在站起来。请你看我”吗?神祝福你,抱着孩子的女士。神祝福你。现在我们祷告。
80

天父,可称颂的天父已经走过这条路,因为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主啊,这些人站着。看看他们。作为你谦卑的仆人,我把他们呈献给你。

主啊,拯救他们脱离罪恶的生命;赦免他们的罪。你说过:“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你总不丢弃他们;因为他们来了,他们站起来了。站在那里,在会众面前,在你的眼前,他们在那样说,因为他们想要活出更好的生命。
主啊,你难道不愿意将那些人分别为圣,归到你身边吗?让他们从今晚起,以后活出甜美谦卑的基督徒生命。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81

神祝福你,我的朋友们。你们会众,他们现在站着。瞧?为他们祷告。有多少人愿意承诺为他们祷告,愿他们继续与神同行?让我们像那样看看你们的手。

呐,去某个好教会;照着基督徒的洗礼方式受洗,寻求神赐给你圣灵的洗。神祝福你。你们现在可以坐下。主祝福你们。
呐……[原注:伯兰罕弟兄对某个人说话。]肯定的。医治聚会结束后,医治队列结束后,我们要你们接受基督的人立即上前来。也许你们其他没有站起来的,你们上来。因为医治聚会结束后,我几乎就不知道了。医治聚会后我就没法儿做祭坛呼召了。但聚会后你们接受了基督的上来,好吗?
82

我想问你们一件事。这里有人以前从未参加过我的聚会吗?让我们看看你的手。我们看看,你从来没有参加过一场聚会。神祝福你。谢谢你。

呐,如果耶稣今晚来做他过去所做的同样的事,像他对井边妇人所做的,像对拿但业所做的,他去找到他的朋友,哦,是腓力去找到拿但业。耶稣告诉他,他来之前在做什么事,从哪里来等等。耶稣说:“我只照父显给我看的做。”
83

如果神今晚再次那样做,你们每个人会接受他吗?你会这样做,并全心相信吗?就在你所在的地方接受你的医治。就在这附近接受你的医治。

呐,除非我们有……我想我们还在叫祷告卡A。还是A吗?还是A。好的。多少?1到100?1到100。哦,我们看看。我们在这里有多少个晚上了?一、二、三、四、五,这是第六个晚上。我们从6开始……我相信我们昨晚叫了前面的。1是……我们……昨晚是1,不是吗?昨晚是1吗?哦,那我们从1到20开始?哦,我们叫了……
84

那我们就选最后部分的卡。我们选,让我们选6、8,就从86开始。谁有86号祷告卡?请举手。有人有86号祷告卡吗?请举手好吗?卡上有一个A和一个6。80……A和6。不管谁有86,举手好吗?你有吗,女士?好的,请过来这里。八十……87?86和87?谁有87?请你举手好吗?也许他们举不了手。87?

瞧,那是一张小卡片。我这里没有一张。那卡片的一面有我的照片,背面有一个数字和一个A。上面有一个A和一个数字。那个数字是87。你有吗?谁有?87号祷告卡?88?好的。89?90?91、92、93、94、95、96、97、98、99、100?请举手……先让他们在这里排队上来。我们要试着先叫在那里的那群人,看我们还能不能再叫一些。不要紧。叫人上来这里,我们可以开始为他们祷告。我们那样做只是根据……
85

每个晚上……没有人,没有人……我们只是把祷告卡发出去,然后从那里的某个地方叫人上来。也许有时候根本不开始,只开始……有东西让圣灵在人们当中运行……有时候你们有很大的数目等等……那是昨晚……

它是……呐,好的。那是……有一件事情是……先生,告诉他。那是昨晚的卡。我……也许他不会说英语,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那是昨晚的卡。它是……也许有人有,是在13日。从昨晚起,我想我们为那个人祷告了。听着,这些卡片是不可交换的。你必须在这里听聚会。你明白吗?你必须留着它们。你明白吗?好的,留着自己的卡片。不要……
86

好的,当他们让人们排队上来时……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又想要神医治你的,请举手。没有祷告卡,又想要得医治的,请把手举得高高的,让我能大致了解你在哪里。好的,很好。

现在祷告。要有信心。现在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我们的天父,现在关键时刻来到了,事情……父啊,我已经传讲了你,主啊,现在是你的时候。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主啊,愿你今晚说话,请应允。
让你的怜悯临到。主啊,正如我为你作了见证,请你向会众见证我告诉了他们真理。我祈求你现在默默地行这事,奉耶稣的名,阿们!
87

现在,每个人都留在座位上。坐下,敬畏。不要走动。对不起;我迟了十五分钟开始队列。但我们要祷告。呐,如果他们不在那里……

每个人、整个队列都在那里吗?好的。有时候人们起不来,有时候他们聋了哑了,不会说,听不见。你留意你邻坐的卡,以便叫到的时候,他会上来。
88

呐,我要请你们帮我一个大忙,好吗?瞧,他们不会让我在这里留太久。因为已经有几个晚上了,而且还有几个晚上要来。这次聚会后,我离开这里,直接去另一个地方,然后去另一个地方,接着去海外。瞧,我必须留意他们做的事。因为……如果神能做一次,问题就应该解决了。

瞧,没有事情是我……
记住,我告诉过你们:我里面或其他人里面没有东西能帮助你们,没有一样东西。如果有人告诉你有,他肯定不符合经文。是的。耶稣已经做成了。你的医治……他为你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你已经得了医治。他已经做成的任何事,剩下的只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做:凭信心接受。对吗?
89

任何人里面都没有能力,能力都在各各他。福音的任何真正传道人都会见证同样的事。瞧?这不是什么骗术。不,先生。它是纯洁的、毫无搀杂的,神的圣灵彰显耶稣基督。

现在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如果耶稣已从死里复活,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难道不会做同样的事吗?他会做同样的事吗?他说他会。
呐,当他在世上时,他说了什么呢?他凭着自己不做什么事,唯有父显给他看的。那是真的吗?哦,他做的一切都是藉着异象,对吗?他摸了人,照着他们的信心告诉他们。他们的信心摸了他,他回答他们,告诉他们有什么问题,像对井边妇人所做的。
90

看到父怎么差遣他上去井边的吗?不是下去耶利哥,而他绕道上去撒玛利亚,坐在那里,等候那妇人来。后来妇人来了。那是他看见的妇人。他跟妇人交谈。后来他发现了妇人的问题是什么。

那妇人生活不正确。她有五个丈夫。耶稣说:“去叫你丈夫来。”妇人说:“我没有丈夫。”当他们做准备时,请听这个。
91

他说:“去叫你丈夫来。”他跟妇人交谈了,继续着谈话,像我跟这妇人或其他任何人做的一样。继续谈话时,他在捕捉那个人的灵,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没错。你有五个丈夫。”
哦,听那妇人说的话。现在仔细听。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那就是耶稣。妇人不知道耶稣就是弥赛亚,不知道他就是弥赛亚。妇人说:“弥赛亚来了,必把一切的事告诉我们,能告诉我们,像你在那里做的一样。”
92

看,谈话进行着,耶稣怎么知道妇人有什么问题呢?呐,妇人说:“你一定是先知。因为我知道弥赛亚来了(我们知道),弥赛亚来了,他必像那样告诉我们这些事。但你是谁呢?”

他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妇人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那是经文,是吗?
呐,如果那是当时的耶稣,他已从死里复活,他今晚难道不会做同样的事吗?如果他做了,那不就是一个积极的、超自然的证据?在我们中间不但有超自然的,还有自然的证据,证明他已从死里复活,这岂不是肯定的吗?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对你的态度就像当时一样。你应当接受。
93

每个……弟兄们,你们准备好了吗?慢慢地再唱一遍,“只要相信。”让我们像这样唱:现在我信。我们来唱:现在我信。

现在我信,现在我信,
凡事都可能,现在我信;
现在我信,现在我信,
凡事都可能,现在我信。
我们现在相信的是什么呢?耶稣已从死里复活,活在我们中间,应验他说的话:“我所做的这些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信者),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
94

呐,会有一些世人,不管你怎么……不管发生什么,他们决不会看见。他们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你们要看见我,”仍然有你们,“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对吗?
呐……“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多远?普天下,直到时代的末了。“信的人必有这些神迹随着他们。”多久?直到世界的末了。不管福音在哪里传讲……三分之二的世人还从未听过福音。明白我的意思吗?不是我们作为医治者,而是我们作为基督徒,耶稣与他们同工,用神迹随着,来证实神的道。
呐,如果他已从死里复活,他就必照他所说的行事。
95

呐,如果这位女士愿意,可以过来。呐,据我所知,今晚这群会众中的这些人,跟我是陌生人。我刚看一会儿。我看在场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当然,我认识站在这里的这位弟兄,他是一位传道人。我不知道这位弟兄的名字,但我认识他的脸,他坐在风琴那里;我儿子也坐在那里。

阿根布莱特弟兄坐在后面。我不确定是不是看到了威尔逊弟兄,不知道是不是他坐在后面,我不确定。我不肯定。阿特·威尔逊弟兄坐在后面,我相信是的。就在几分钟前他走过的时候我认出了他。除此之外,据我所知这是我认识的所有人了。
96

这些担架怎么样呢?你们这些在担架上的所有人都有祷告卡并被叫到了吗?没有。没有。哦,你不需要有卡片,瞧?你只要看这边,相信。你只要相信。相信……关键是你对神的信心。只要全心相信,看神应不应允你的祷告。

要祷告。不要……只要安静地坐着,说:“主啊,我相信这人讲了真理。”他说:“你若能让人们相信你,祷告的时候真诚,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
我说:“主啊,他们不会相信我。”
他说:“正如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这个也是。当这事成就时,他们就会相信你。”
到目前为止,大约有九年了。我仍然认为他们相信。愿主祝福。
97

呐,据我所知,站在这里的女士跟我是完全陌生的人。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但神知道她,我不知道。但耶稣基督知道你。那是……你知道。你在这里是为了某个原因。我不知道。但耶稣知道,不是吗?他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

你知道我不晓得你在这里的目的。但如果耶稣藉着他的灵向我揭示,像他在井边对那妇人所做的……你我就像他当时一样。瞧?他交谈……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交谈。
瞧,你是女的。你是……我是男的。呐,我们俩都是自然的人。但你里面有个灵,我里面有个灵。你是基督徒,因为你的灵受欢迎。你明白吗?
98

但你可能有问题。如果你有问题……呐,圣灵的恩膏在这里。我是你的弟兄,我不知道。但有一个灵降临,我只要将自己交给他。他藉着我的嘴唇说话,不是我知道,但他藉着我用异象说话,问题是什么,不管你有什么事。

你知道这不是你的弟兄。那是神的圣灵想要让你相信。明白我的意思吗?会众,你们明白吗?呐,如果圣灵向这妇人揭示,你会全心相信,就像井边妇人一样吗?
99

呐,我不能使你相信、明白。你是病人。你是病人。但它会……我带着敬畏这样说:关键是你对我告诉你的东西的态度,决定会发生什么事。是的。记住这一点,并祷告。

祷告。不要走动。只要敬畏地坐着。相当敬畏,全心相信。神必做剩下的事。
呐,我必须跟你交谈一会儿,因为在讲道中,通常在大布道会上,经理他们在周围,讲道人在恩膏下进来,上前,开始祷告队列。这个是讲道,做祭坛呼召,从我身上卸掉一点,从这边到那边。两者是一样的圣灵,但是……藉着同样的……另一个恩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100

但你站在那里,我在这里,作为你的弟兄跟你说话,彼此是陌生人……似乎你有奇怪的事,非常奇怪。那很奇怪。你刚得医治了。你得了医治。是的。你已经得了医治。你昨晚得医治了。是的。但你站在这里是为了别人。那是一个正在接受某种注射的人,是胰岛素。那是糖尿病。那男的是个传道人。他接受这些糖尿病注射很长很长时间了。是胰岛素。我看到,他给自己注射胰岛素,然后检验自己的尿。你正在代表他,是吗?

101

你得医治了,你来是因为那是你的一个朋友。那是真的吗?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但那是事实,是吗?呐,你手里拿的手帕,那是属神的。去把手帕寄给他。愿主医治他,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奉主耶稣的名,愿糖尿病离开他。感谢主。感谢主。不要怕。要有信心。
你现在相信吗?要有信心。只要全心相信。你若能信,神必应允你。但首先,你必须相信。对不对?你必须相信。
102

呐,我相信这女士是西班牙裔。你说英语吗?她甚至不会说我的语言。这里有没有人会翻西班牙语,懂西班牙语会翻译的人来……你能翻译吗?一些。好的。如果有个西班牙语翻译员……好的,这里来了会翻译的人。

你好,先生?先生,你只要向这位女士引述我的声音,好吗?你会这样做吗?让她能明白……瞧,我甚至不会说这位妇人的语言。在海外,当异象临到时,就是这样的。瞧?
呐,你相信主耶稣基督吗?她相信。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全心知道我……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但耶稣知道你。如果他告诉我哪里出了问题,或你要什么,或你的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并接受他会将你需要的东西赐给你吗?会吗?“si”的意思是“是的”吗?Si,好的,我明白。
103

你在这里是为了别人。那人甚至不在这里。那人在这里的东边。你穿过加利福尼亚州;你穿过亚利桑那州;你进入新墨西哥州。是一个女儿。那女儿患有肺结核,有肺结核。把你的手帕给我。

主耶稣,愿她的生命得以存留。我祷告和祝福这手帕,为了她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阿们!
把这个寄给她。把手帕寄给她。不要怀疑。她必痊愈。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相信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你相信吗?好的。
104

女士,我相信你也是西班牙裔。你说英语吗?哦,好的。请走近一点。好的。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一生从未见过面。也许出生相隔很多英里,相隔很多年,但耶稣知道我们俩。对吗?

呐,你知道我一生从未见过你。而且……但我说你出生之前,耶稣就知道你。世界还未开始,他就知道你。他本着他伟大的知识,地球被造以前,他就知道你会在这世上。他知道我们的一切。
他爱你。他……你在这里是为了某个原因。我不知道。但我宣告他已经从死里复活。如果他站在这里,穿着这衣服,哦,他不能……如果你病了,他不能医治你,因为他已经医治了你。但他可以做一件事,使你相信他已经做成了。你明白吗?并接受他已经做成了的。
105

呐,如果他藉着我说话,像他藉着他的儿子说话一样……应许,他藉着他儿子所做的同样的事必藉着他的教会成就。如果他在这里做同样的事,你就会为你所需要的任何东西接受他的祭物和赎罪祭。你会那样做吗?

其他的人会不会……如果神做同样的事,这里的每个西班牙裔都应该这样做。
呐,这并不容易,但主知道。呐,这妇人也许比我大很多。她是个信徒。我看到这点。她有个欢迎的灵。
呐,如果会众仍然能听见我的声音,这妇人似乎正在离开。我看见她;她处在某种情形里,他们……她头上有东西。不,他们正在给她动手术。她出去,又回来。她做了两次手术,是在胃里。
106

妇人胃里有溃疡。医生正在清除溃疡,但不起作用。胃溃疡仍然搅扰着这妇人。这是主如此说;妇人有……是神经紧张导致的。妇人年轻的时候,我看到她是个年轻妇人或中年妇人,进入更年期,像女士们所经历的,生命的改变,她变得紧张了。从此她就被搅扰。那是圣灵如此说。那是真的。不管是什么,都是真的。对吗?

呐,他……作为你的弟兄,你知道这里有一个知道你生命的东西正恩膏我。对吗?你相信那是圣经说的,圣灵回来做这事吗?你现在接受主吗?那么,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妇人身上的疾病,让她过健康的生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欢喜快乐地去。瞧,姐妹。我很少对人这样说,但当我祷告时……在我祷告前,它转变了。之前,你周围相当黑暗。你身上有东西要杀死你。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现在它离开了。你周围相当光亮。你知道一件事发生了,是吗?现在欢喜快乐地上路。
107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

你相信你坐在那里时,主耶稣就使你痊愈吗?我……当你坐在底下时,事情就成就了。你不需要接受祷告了。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了你。欢喜上路,说:“赞美归给神。”
让我们说:“赞美主!”真正的信心……
108

我的姐妹,你坐在那里,就在这位穿粉红色外套的女士后面,请你举手,因为有东西临到了你。是的。你一直患有心脏病;它一直搅扰着你,对不对?

现在请像这样回来挥手……是的。但它搅扰你的原因是因为你有严重的神经紧张。原因是,你的心脏病在你身上愈发严重,特别是当吃了饭躺下后,因为那气体进入你的胃里,顶撞你的心脏。其实那不是心脏病;而是神经问题。你拿不住东西等等。
呐,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耶稣基督医治了你。现在你可以回家,快乐。神祝福你,阿们!
109

如果我们的主耶稣能除掉肺结核或什么东西,对他来说是一样容易的。对不对?你坐在椅子上的时候,就得了医治,肺结核离开你了。你欢喜上路,说:“感谢归给神。”阿们!

阿们!你相信吗?
呐,这是两个灵在互相招呼。我只希望我可爱的会众能在这个空间里,看到这事。站在这里的这妇人跟坐在那里、双手像那样交叉的妇人患有同样的病。这是一条黑线。因为在这妇人身上的灵正在招呼那灵帮忙。那是同样的病:两个都是关节炎。现在你可以上路。女士,拿着你的手帕,站起来。就是这样。它离开你了。现在欢喜快乐地上路。
110

让我们说:“赞美主!”他在这里,瞧,你们不需要祷告卡。你没有卡就得医治了。感谢归给神。

好的。过来,女士,当你想要转身,你的背像那样糟糕,(瞧?)这使你转身困难,是吗?走在街上,有时候像这样侧身,走下马路牙子。现在你不需要那样做了。当你站在祷告队列后面时,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欢喜上路,保持快乐。感谢归给神。
111

姐妹,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主会医治你,使你的心脏病等等痊愈,使你痊愈吗?他已经做成了。现在,只要欢喜快乐地去。你的信心已使你痊愈。好的。

坐在那里有湿疹的女士,你相信耶稣必使你痊愈吗?如果你想全心相信,好的。只要你能相信,神就必医治你。感谢归给神。
你好,先生?你全心相信吗?
姐妹,你是怎么想的?你相信主吗?
你相信吗?先生,你呢?全心相信吗?是的,先生。我相信。如果我告诉你,你坐在那椅子上的时候,就得了医治,你会相信吗?你会。让我告诉你,好叫你知道我正在告诉你事实。
你有个你想要放弃的习惯,是的,抽烟。你愿意戒烟吗?使你可以知道这事。今晚你妈妈在这里想要得医治,是吗?如果我告诉你她坐在底下会众中,有什么问题,你会相信我吗?胆囊炎。对吗?现在去吧。你们俩都必痊愈。奉主耶稣的名,去吧。
112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赐我们得胜的神。”

女士,你正在努力尝试。这是为那里的那位妇人,是吗?我从未见过你,你知道。但圣灵在这里,他知道万事。女士,你离天国不远,因为你病了,我知道。
呐,会众,这是一件怪事。不要以为我忘形了。我没有。从这里这位妇人那里出来了什么东西,快速冲向坐在那边的那个男人,在那边座位上的第二个男人。坐在那后面的男人,你有肝病,是吗,先生?坐在你旁边的是你的妻子。她的脖子有问题,是吗?
113

这位女士也被肝病搅扰着。是的。看那里。那个鬼在呼叫,但它要输了。耶稣基督在这里。是的。这个妇人就快要死于肝病了。先生,结束了。先生,你的信心成就了这事。魔鬼想要耍花招,但他输了。

瞧,女士。你也有肝病。你相信我吗?我要跟你谈一会儿。你躺在那里会死;你知道。你躺那里就活不了,因为你病得很重。
我看到有一次检查;你体内有水,下不去。你的病比他们告诉你的还要严重。是的。你病得很重。肯定的。你坐在那里,有各种并发症。你相信我吗?这是对的,是吗?
114

那是你女儿跟你坐在一起。对不对?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吗?你是怎么看这事的?你相信这是主耶稣吗?你相信吗?你怀里有个皮夹子,是吗?但你那个皮夹子里有一封来自我办公室的信。是的。他们是不是叫你“瑟尔”,类似这样?是的。

现在把你的手按在你妈妈身上。天父,这是她信心的时刻。她躺在那里,要死了。主啊,赐给她力量,赐给她相信的能力。作为你的仆人,我谴责那魔鬼。撒但,你想要拘禁她,但你被暴露了。耶稣基督已从死里复活,你不过是只纸老虎。我靠着永生的神命令你,从那妇人身上出来。
115

女士,你全心相信吗?如果你相信……好的,你相信耶稣就在你附近吗?所讲的是事实,是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那就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拿着你的床,回家去。出来,不要怕。奉主耶稣基督的名,从床上起来,上来。你能做到。神必赐给你力量,像他对乔治娅·卡特和其他人所做的。他必应允你。

她正在起来;她女儿正在扶她起来。她从床上起来了,痊愈了,让我们称颂神!
这里有其他的任何人想要得医治吗?当我们祷告的时候,请你们向主耶稣举手。
116

天父,奉主耶稣的名,我们此时来到你面前,祈求你医治神同在中的每个人。撒但,你被打败了,从人们身上出来;你是个冒牌货,你是错误的,你是个骗子。耶稣基督已从死里复活,他在这里。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人们,出来!

你们每个人举手,将赞美归给神,回家,得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