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008 决定的结果

1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我们依然站立一会儿,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因我们有这美好的机会,心里带着感恩进入你的庭院,我们感谢你。我们很感谢你,当我们还在罪中时,你就差遣耶稣给我们,拯救我们。当我们病了,医生放弃了我们,我们没有了指望时,你又差遣他医治了我们。
2

也为我们有这荣耀的机会作见证,告诉别人,劝他们来信靠你得救,知道这只是开始,这只是我们得救的凭据,有一天我们拥有的这卑贱的旧身体要改变。那时它们将是不死的,永不变老,永不生病。我们现在拥有的这个魂永远不会死,它将……一天,它将超越试探,我们要作为你的儿女住在你的同在中。我们为这些伟大的事感谢你。

父啊,今晚我们祈求,如果今晚这里有人还没有这个盼望,愿他们今晚来接受主。如果这里有任何人没有健康的身体,愿他们今晚得医治。父啊,将那些迷失的人领回来,归荣耀给你自己。我们奉你爱子耶稣的名求。阿们!请坐。
3

晚上好,朋友们。很荣幸在这次大会和复兴会结束前夕又来到莱恩理工高中。这对我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日子。

我今早有幸跟基督徒商人会、全福音商人会在你们城里一家可爱的宾馆里参加他们的早餐会,有很多人聚在那里。我们有一段欢喜、精神焕发的时光。我们听到了一些传道人的不同信息。[原注:伯兰罕弟兄清清嗓子。]对不起。
4

我坐在后面,欢喜,喜极而泣。汤米·希克斯,一位从德克萨斯州来的传道人,只是神兴起的农场男孩。他出去,没有宣称任何恩赐什么的,只是一个大有信心的传道人。神奇迹般地使用他,在古老的乡村带领灵魂归向基督。今早他给我们作见证,神怎么差遣他去阿根廷,他怎么在那里见到总理,怎么凭信心做工,神怎么与他同在。我告诉你,这是一个会使不想为耶稣做一些事的传道人为自己羞愧的故事。多么奇妙的故事!

明天下午,他要在这里作我的客人,下午讲道,明天下午把他在铁幕背后的旅程告诉人们。我肯定你们会喜欢我们亲爱的弟兄明天下午所要说的这个奇妙话题。呐,若是可能,我们肯定喜欢你们明天下午来听汤米·希克斯弟兄的讲道。
5

他这次跟一个叫瓦尔得兹的传道人在一起,这人正在某种复兴中心举行聚会。我相信是在密尔沃基,我这么相信。[原注:一位弟兄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他和我们在一起。”]对不起,汤米弟兄。老实说,我甚至没看到你坐在那里。神知道这是真的。哦,我只是不能……我现在说的话。我哦,汤米弟兄,我决不能说你的任何坏话,我会……我在你背后只会说当你面说的话。所以那是……那只是……哦,虽然当他的面,我不知道我在说这一切事。汤米弟兄,我也是乡下男孩。但你知道,神有时候使用乡下男孩,不是吗,希克斯弟兄?他肯定使用。所以我很感激希克斯弟兄今晚在这里。

坐在他旁边的弟兄,我今早遇见他。我现在想不起他的名字。我想我知道有个人在全世界走过了希克斯弟兄走过而我却没有走过的地方。他在海外有很了不起的经历。弟兄名叫什么?[原注:有人回答:“萨布洛。”]萨布洛,以斯帖·萨布洛弟兄。我们肯定很高兴今晚听到他的谈话。在基督徒商人会上,那谈话使我们的魂激动。
6

呐,希克斯弟兄,我最好继续讲我要讲的,好吗?

你知道,希克斯弟兄说,他们在那边告诉他:“你在阿根廷见不到这位统治者。”他是总理或什么人吗?[原注:一位弟兄回答:“总统。”]总统。呐,你知道我对国家事务知道有多少。如果总统说你见不到他……需要很多个星期,二十四天或二十四小时,或者其他时间,希克斯兄弟把它缩短了。
哦,当然,他说那是他们在这点上的科学话题。但他说他曾藉着科学学到,大黄蜂太重了,飞不起来,不可能飞。但大黄蜂不知道科学怎么说自己,它还是飞起来了。他就是这样做的。他们说神迹不可能发生,但我们必须像大黄蜂一样做,是不是?希克斯弟兄,还是要飞走,做主的工作。
呐,明天下午,弟兄会在这里,我想……当我看到希克斯弟兄坐在那里,这让我有点困惑了。
7

瓦尔得兹弟兄,他在这里吗?他不在这里。好的。他们说他在那里有一个奇妙的复兴中心,我本想说希克斯弟兄今晚在那里举行聚会,但那是个误会。明天下午来这里听汤米弟兄讲剩下的故事。你们今早在那里的,他只讲了阿根廷和俄国的几个卫星国家。明天下午将是你们没有听过的新事,所以,如果你们今天听过了,明天来听剩下的部分。

接着,明晚是大会和讲道的结束。若主愿意,明晚我又要为病人祷告。愿主仁慈地待你们。我祈求他丰丰富富、充充足足地祝福你们。
8

呐,我们……你们从镇外来城里的访客,你们在这大会和聚会上跟我们在一起,你们有没有找到其中一所美好的全福音教会,明早去上主日学呢?那将太好了!在这聚会上的传道人,有很多我不认识的。我不知道他们的教会在哪里,除了约瑟弟兄那里的以外,那是在克拉克街的非拉铁非教会。

如果可以,你上去探访约瑟弟兄。他是一个……不久前,有人打电话给我妻子,说,我妻子说:“你好。”
他说:“伯兰罕姐妹,伯兰罕弟兄在海外吗?”
妻子说:“不,他在……他在美国。”
他说:“他在家吗?”
妻子说:“不在。”
他说:“哦,他在……他在哪里呢?”
“他要么在芝加哥,要么是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其中一个。他去那里多过其它任何地方。”
有两个人坐在一起。他们的教会……芝加哥这里的约瑟弟兄和路易斯安那州什里夫波特的杰克·摩尔弟兄。
我在芝加哥附近。我希望我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耗尽对我的欢迎。我希望某个时候再回到芝加哥。[原注:会众鼓掌。]我祈求对你们是个帮助。非常感谢你们。谢谢你们。知道你们欢迎我回来,这使我感到双倍的欢迎。
9

呐,我们要尽可能地为更多的人祷告。昨晚我们有不同的祷告队列。我很久以来的第一个队列,我没有跟约瑟弟兄一起检查传进来的见证。希望那些见证是好的。

呐,今晚我们不甚清楚……小伙子们说他们刚才发了一百张左右的祷告卡。我们非常热心地让他们上来这里,为他们祷告。
但在我们那样做之前,我想继续讲一点我们一直在讲的信息。我们上星期从《出埃及记》开始,若是可能,今晚我们想要讲完它。若神愿意,明晚我想要讲交通,如何跟神有完美的交通。
10

呐,我们一直在讲《出埃及记》,它是“被召出来的”书,是旧约的救赎之书。我喜爱它,因为它是一卷美丽的书。我相信我们现在查考它是非常有益的,因为我相信教会在另一次出埃及中,被召出来。

“出埃及”的意思是“被召出来”。“被召出来”的意思是“教会”。呐,神正从各行各业中召出他的百姓来接受他,相信他。他正在这末日显大神迹奇事。他正从各行各业中呼召人们和传道人,呼召他们进入事工中。
11

呐,我们发现。在《出埃及记》中,有三个特别的主题是我们想要传讲的。那三个主题就是:撒但的能力、信心的能力和神的能力。

昨晚我们传讲了决定的能力。今晚我们想要传讲这一切的结果,神把以色列人安置在应许之地。如果我们要这么称呼的话,选一个主题,从中得到上下文,讲完这卷书,我们今晚要读《约书亚记》3章7节。
耶和华对约书亚说:“从今日起,我必使你在以色列众人眼前尊大,使他们知道我怎样与摩西同在,也必照样与你同在。”
这对约书亚这个年轻的新人、以色列的军事领袖来说是何等的应许啊,现在他是先知,接续这个伟人摩西。
12

呐,我们发现,死亡的能力可以藉着撒但统治,但在死亡的时候,撒但只能……撒但只能走这么远。我们现在稍微讲一点背景,得到我们想要讲的想法,就讲一会儿,要在以下二十或三十分钟里准备祷告队列,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大部分时间用于祷告队列。

你们这里有很好的传道人,他们是传道人,可以向你们传福音,但这是回去,好像它是主日学课程一样。我是个勘探者。你们不知道这个,是吗?是的,我去到圣经里,挖掘这些宝石,稍微清洗它们,你知道,观看它们。他们我喜欢在《出埃及记》中挖掘,因为你在那里面找到很多宝石。如果你刚好观看,它们每一块都是从主耶稣身上砍下来的,又指向他。
在他里面居住着一切的丰盛、一切的祝福、一切的救赎、一切的医治。所有的一切都存在基督耶稣里。在他里面,你有权利奉他的名向父求你所愿意的任何东西。他说:“我必赐下,我必成就。”何等的应许!
13

呐,撒但……我们不想要出错。撒但有能力。那能力就是死亡。他可以……他拥有死亡的能力。撒但是那个当神允许时夺去你性命的。但神可以留住你的性命,撒但不能夺去,直到神允许他夺去。他只能照神允许他使用的来使用那能力。奇不奇妙?死亡。你知道,一次有人对我说:“死亡是什么呢?”

他说:“神把死亡套在轻便马车上,死亡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信徒拉到造物主的同在中。”总而言之,死亡不是坏事,是吗?
你知道,我不想一直生活在这个旧的传染病院里,你们呢?哦,看看四十六年为我做了什么。哼。我在想,不久前我还是个双手丰满、玩石子的男孩。从我是个年轻人,肩膀笔直,我赢得了金手套次轻量级冠军,出去打职业拳击,我以为我是个了不起的人,只是月亮的两轮变化,看起来就不一样了。
14

我过去站着,梳着浓密、波浪式的黑发。今晚我要这么做,肯定是有难处的。那天,我正在梳头,不是那天,是不久前,我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尔,你知道你越来越秃顶了。”

我说:“哦,亲爱的,赞美神,我没有失去一根头发。”
她说:“哦,你认为它们在哪里呢?”
我说:“你告诉我,我有头发之前它们在哪里,它们在某个地方,它们必须出现在这里。呐,不管现在它们在哪里,我有头发之前它们在哪里,它们就还在那里;它们正等候我去它们那里。”阿们!阿们![原注:会众鼓掌。]那不是真理吗?
曾经一个时候它们不在那里,后来它们在,后来又不在。曾经一个时候我在,我现在在;我过去不在,现在在,将来又在。神只是拿那些石油、水份、光或宇宙光,不管我们是用什么造成的。当他完成了这魂,把魂带到他的同在中,有朝一日圣灵的王—主耶稣基督离开荣耀时,他要从荣耀中释放我的灵。当它叫喊时,所有的宇宙光、钙以及用来造成我的一切、水份、石油,都要聚集成为一个年轻健康的人,我永远不会改变了。哈利路亚!是的,先生。
15

想一想。不久前我问医生,我说:“医生,每次我吃饭,都更新我的生命吗?”

他说:“绝对是。”
我说:“哦,它是从什么来的呢?”
他说:“你的食物变成血,你制造新的血细胞,新的血细胞来自你的食物。”
我说:“我要问你一件事。”我说:“当我十六岁时,吃马铃薯、豆子、玉米饼,吃我现在吃的食物。每次我吃,我都更新了我的生命,越来越大,更强壮。我现在吃一样的食物,却越来越老,越来越虚弱。那是怎么回事呢?”我说:“我想要科学告诉我。”
如果你倒水在杯子里,杯子正在充满,大约装满一半了,然后你继续倒水,水没有漏出来,但不管怎样,水没有装满,一直往下沉,你越往里倒,它就越往下沉。那行不通。但神那么说了。那就是为什么。是的。
16

神正在画一幅画。当一个人成长,到了某个年龄,不久,就停止生长了。神有一幅画,他想要在画里这样,说:“就是这样。”是的。

在复活中,那正是我们将来在复活中的样子,我们最好时的样子。所以,我们没什么要担心的。只要服事主耶稣,重生,神应许了我们会在那里,我们会在那里的。不要担心。是的。
那是你所看到的一个应许,当你去到撒但从家里夺去婴孩的地方,抱起那活不了的婴孩,使他复活了。那是你去看你埋葬可爱妻子的地方。你站在坟墓旁,周围乌云笼罩。哦,你听见:“尘归尘,土归土。”
但接着是信心的能力,恩典穿过死亡的乌云,看见复活的神站在那边。阿们!他看到复活,藉着他的信心,他擦干眼泪,说:“荣耀归神,我必再看见他。”瞧?是那样的。
17

神……因着信心,摩西守了逾越节;因着信心,摩西做了所做的事。呐,我们发现以色列人在河边陷入困境了。这时,神藉着我们所处在的圣灵的光,降下能力,使他们走出困境,把他们放在另一边,神在显示他的能力。神让他们陷入困境,这样他就能显示能力,显示他爱他们。

有时候神就是这样待你。他让你患一点病,这样就能显示他多么爱你。
18

我的牧人的老故事,过去他们说一次有个人经过巴勒斯坦。他是……牧人那里有绵羊,他把羊的腿打断了。这人说:“哦,先生,太糟糕了。我想你的绵羊折断腿了。”

牧人说:“不,是我打断的。”
嗯,他说:“你是个内心残忍的牧人,你是指你会打断自己绵羊的腿吗?”
牧人说:“是的,我这么做是为了这个目的。我无法使它在意我,于是就打断了它的腿,这样我就能向它显示我多么爱它,给它一些特别的食物,拍拍它。这使它爱我,当它的腿痊愈了,它就会一路跟随我,保守它脱离麻烦。”
19

有时候神这样做。他让一件事临到你,这样就能向你显示一点额外的怜悯,你知道,显示一点他的良善,好让你走得离他更近。所以圣经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

所以,它必须是有益的。神让那事发生,是有益的。他是一位良善的神,是奇妙的。
20

呐,昨晚我们跟随他们经过旅程,发现他们饥饿的时候,神就为他们刮来鹌鹑。当他们干渴时,他们击打磐石,就从磐石流出了水。我们把那个预表《约翰福音》3章16节,预表今天要灭亡、死亡的世界。

接着我们发现,当他们病了,神应许了……那预表了今天我们这个往应许之地去的旅途。他们……我们发现,当他们离开了埃及,过红海进入了旷野,他们成了客旅,是外人。他们要去应许之地,他们还没到达应许地。他们从另一片土地出来,到了中间旷野的旅程中,这是今天教会在去荣耀路上的完美图画。
21

我们不再在埃及了;我们已经拔了帐篷的桩子,动身了;经过了红海即主耶稣的血;看到生活的一切旧习惯等等淹死了,驱赶我们去酒吧和鸡尾酒会的工头等等,看到这一切都像法老及其马匹一样淹死了。现在我们在旷野,继续走,跟随立约的天使即圣灵。因为知道我们是在去一片伟大土地的路上,在千禧年期间,那地将在这里。我们正在争取那一千年做王的千禧年。

呐,许多人把那里的应许之地、巴勒斯坦地预表成天堂。不可能是。他们在巴勒斯坦地有战争等等。他们在天堂没有战争等等。那是跟基督在地上作王一千年的预表。旅程有三个阶段。在我看来,教会在属灵的立场上,我们现在准备进入第三个场景。那是我们今晚的主题所要去的场景。
22

我们发现他们需要医治。哦,他们有一位医生随着他们,就是摩西。比……比如说,你知道摩西真是一位实在的医生。想一想,他随身带着两百万人在那里。每二十四小时有多少个婴孩出生?有多少人受伤、生病、得重感冒等等?

你知道,我真的相信很多的……如果今晚这里有一些医生,我们应该看看摩西医生的药箱,找出他拥有的是哪一种药物。你们不这么想吗?他让两百万人四处奔走,当他们从旷野出来时,四十年来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喂,医生,你们应该看看他的药箱,找出他拥有什么。让我们这样做。你们想要看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我们检查,看摩西拥有什么。
就是这样。摩西打开他的药箱:“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那是他拥有的一切。阿们!那是他需要的一切。“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那是他需要的一切药物,他也使用那药物。
23

当他们有一个地方时……摩西不可能为他们所有人祷告。所以,神告诉他去,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上。我们昨晚跳过了这点,只说他们有铜蛇。

让我们来看铜蛇的象征。首先,铜蛇代表耶稣自己,因为蛇代表从伊甸园起就已经受了审判的罪。耶稣为我们成了罪,他不知道罪。造蛇的铜代表神的审判。铜是神的审判。
如果你注意,铜坛,燃烧祭坛的审判座。以利亚,在以色列远离神的日子里,就有神的大审判临到。他说天空像铜一样,神的审判。
当然,杆是十字架。铜蛇不可能为任何人祷告。他们只是仰望铜蛇就活了:仰望就活。那是基督的预表。如果他们能仰望预表而活,何况我们仰望原型耶稣自己而活呢?阿们!
24

我们发现,许多时候人们依赖他们的症状,即使他们接受了祷告。我要找来自约瑟弟兄的报告,看昨晚多少人离开了,真正地……经过整整一个星期的福音教导,如何得医治,他们离开,说:“哦,仍然有症状。”瞧,如果你有那样的感觉,你也许会一直有症状(瞧?)。

信心不看那东西;信心看神说的话。信心根本不看任何症状。信心拒绝看症状。你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症状在那里,我们不该说它们在那里吗?”“不,不,先生。”
25

你说:“他是耶和华。”承认:“他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希伯来书》3章,你们任何弟兄都知道“承认”和“声称”是一样的词。耶稣是我们承认的大祭司。他不能做什么事,除非我们先承认他已经做了。

人里面没有医治;药物里面没有医治。那天晚上向你们证明了这点。药物里面没有医治;药物没有宣称医治。它是药物,保持清洁,而神医治。药物不建造组织;药物不能修补骨头。药物不能医治溃疡或切口。当然不能,它只能保持伤口清洁,而神医治它。神做医治。药物只是保持伤口清洁。医生会告诉你一样的事。
神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每个疾病都是神医治的。药物只是保持清洁,而神做医治。呐,药物保持你安静等等,像阿斯匹林,使你的神经安静等等,而神做医治。
26

呐,注意,在这个伟大的旅程中,神赐下了这个应许:他会看顾他们,他看顾了。神必须持守他的道。

所以他……这条挂在杆上被举起的蛇代表耶稣。呐,人们仰望蛇,相信神把它竖起来,他们得了医治。蛇不能为他们祷告。呐,他们仰望就活了。如果在那个预表下,他们能仰望就活,更何况我们彼此祷告而活呢?
27

注意,症状。我刚好想起一个人有一次有相当严重的症状。那是个叫约拿的人。约拿的症状比我所知道的任何人都严重。他真的有。首先,他倒退了。呐,那是浸信会传道人说的一个很大的词,是不是?倒退,但他确实倒退了。任何不在乎神的人都倒退了。

所以,他倒退了,在暴风雨的海上,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脚被绑住,扔在海里,一条饥饿的大鱼吞下他,沉到海底了。约拿在海底大鱼的肚腹中,倒退了。谈到症状,他真的有症状。如果他看这边,看见的是大鱼的肚腹;他往任何地方看,看见的都是大鱼的肚腹。但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它们纯属虚无。”
28

他说:“主啊,我要再次仰望你的圣殿。”因为他知道,当所罗门献殿时,祷告说:“神啊,若是你的民任何时候在患难中仰望这圣殿,求你从天上垂听。”

他相信。他转脸不看大鱼的肚腹和周围的一切症状,而仰望神的殿。神从天上垂听,极快地赐下氧气瓶,保守他活了三日三夜,带他到那地方,好像乘出租车一样,又把他吐出去。他这样传道,甚至一座像圣路易斯这样大的城市悔改了。阿们!
呐,如果约拿在那些环境下……今晚这里没有一个人这么糟糕。至少你双脚踏在地上。但注意,在那些环境下,他能拒绝看环境,仰望圣殿,一个最后堕落的人—所罗门,在地上的一座圣殿下做了一个信心的祈祷,何况你在你的情况里转脸仰望天上的宝座,那里有耶稣坐在神的右边,用他自己的血为你所承认的代求,邀请你来呢?当我们到了那里,症状就会飞走。当我们开始看那个,我们仰望。
29

不久前,有人来,说:“你是伯兰罕弟兄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哦,我告诉你我所做的事。”他说:“我去奥洛·罗伯茨那里,请他为我做一件事。”他说:“他尽力做了,却帮不了我。”他说:“我去了另外两三个布道家那里,他们为我祷告了,却帮不了我。我来看你能为我做什么。”
我说:“你会以同样的方式离开。”我说:“那是一件肯定的事。”我说:“你去错了地方。你不断东奔西跑地找人,而他应该这样仰望。”帮助是从上头来的。瞧?他们是好人,他们可以祷告;但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为你祷告。
30

你的信心接触神,带来结果。耶稣说,当他受死时,“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没有人能救你。耶稣已经做了这事。你必须接受。传道人可以给你传道,但他不是救主;他只是一个帮助,帮助你看到神已经为你做的事。

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在一千九百年前得救的。你可能是上星期、昨晚、六年前、二十年前接受的,但就神而言,你是一千九百年前得救的。你也是同时得医治的,阿们!你必须相信。
31

神在教会里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教师,有传福音的,神在教会里设立:说方言、翻方言,各种的恩赐等等,为要使教会完全,把人们带到一起,让他们知道他是活神,活在他的子民中间。

然后你观看,相信。因着信心,你仰望各各他,在那里至高的祭物为每个个人献上了。今晚它是你的祭物。就神而言,今晚这里每个生病的人都已经得医治了。阿们!
哦,我爱它,你们呢?谈论这点,有点使我感到灵里兴奋。想到这点真是太好了,当我们不能自助时,神就带给我们帮助。
32

在他们的旅程中,昨晚我们发现他们去了加低斯巴尼亚,边界。我们发现,当他们到了边界要过去时,他们打发了一些探子去窥探那地,十个人,或十二个,每个支派一个。其中十个探子泄气了回来。

我们也把那个预表这时代。我们把旅程的三个阶段预表给教会恩典的三个时期:马丁·路德藉着称义兴起,离开埃及;我们又发现约翰·卫斯理兴起,传讲成圣;接着我们发现,五旬节运动兴起,圣灵的洗和恩赐的恢复。
当教会迈向那块地,五旬节派迈向那里,整个教会迈向那个时代,他们打发人出去,他们说:“我们做不了;我们会是狂热者。那会毁掉我们的教会;我们不能做这事。”但神让某个人过去,带回了证据:那是一片美地。我喜欢那片地。哦!
33

他们说:“哦,我们是……如果我们想要再回到那个,人们会认为我们癫狂了。”

哦,弟兄,他们会说你癫狂了。因此…你知道,自从我这样癫狂了,我比我另一个样子时快乐得多。所以我会为自己持守这个样子,像这样持守。神看顾我,爱我,我爱他,他对我好。
所以,我们发现,很多人只是留在边界上。今天也是这样。我们有很多边界传道人,传讲部分的真理,却不愿接受剩下的真理。他们相信耶稣是童女生的,真的;相信他是神的儿子,真的。在那些方面的所有正统教义,但是,哦,神的医治和那些东西,就是给其它时代的:“那不是给今天的。”这是边界传道人。我自己喜欢全备的福音,做一个全备的人。传福音,传讲神全部的道。相信所有的道,操练所有的道。阿们!
34

刚才有人进来塞给我一本小册子,说:“弟兄,你进去时读这本书。”

我观看,城里有某个教会……呐,它有头盖骨的话语,人的头盖骨。嗯,我很高兴主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在说话。他活着,不是死的旧头盖骨。哦,我们多么感激,知道主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今晚我们有圣灵作他复活的见证人。
35

我们发现,以色列在加低斯巴尼亚。曾经是世界的大审判座,有一股大泉水和几股小泉,预表大审判座,天上的白色大宝座和众教会,那是……审判从神的家起首,为了审判。以色列在行军,前进。

今早,我们站在基督徒商人会中,希克斯弟兄让我们大家唱:“基督精兵前进,”我想:“是的。没错,只要你前进,就没问题,但不要停下来。”
以色列停下来时,就犯了错误。如果他们继续走,他们就会在那里得着应许之地,因为神赐给他们应许了。神善待他的应许。他们继续走,但他们停止行进。你注意,当他们停止行进时,就开始流浪了。这就是发生的事。
36

总是在教会停下来时……那是很久以前发生在五旬节派身上的事;它停下来了。你开始组织起来,把他们放在不同的群体里:神召会、神的会、神的四方会、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四神论,哦,其它所有的东西。你停下来了。为什么你们不继续前进呢?呐,你们在旷野流浪了四十年。但神至高的恩典还是会领我们走到底。

四处流浪。神说:“如果他们继续走,我当时就会赐给他们安息。”神在《希伯来书》里说:“安息,”安息日的预表。
呐,我不是暗指你们这里的安息日会信徒,但日子只是一个影子。
37

有人给我写了一封信。我今天收到信,上面说:“伯兰罕弟兄,你守第七日即安息日吗?我听你说你今早在早餐会上吃香肠和蛋。一个像你这样的圣人吃香肠?”

“哦,弟兄,我全心地爱你,但如果我永远不吃香肠,也决不会把我留在天国外面。”
注意,弟兄,守安息日是……如果你想守,没问题。我在讲台上立了一个原则,不谈任何人的宗教。是的。但因为这个缘故,现在我这样说,守安息日只是真安息的影子。当他们过了约旦河,神当场就会给他们安息。约旦代表死亡。当你准备向自己死去时,神就会赐给你安息。阿们!
38

我说:“安息日就是圣灵。”

他说:“胡说。安息日是一个日子。”
我说:“安息日曾经局限于某些人,但今天安息日是圣灵的洗。”是的。
他说:“哦,不可能。”
“为什么呢?”
他说:“神赐下这个日子,给这日子盖印作为一个纪念,是守一个日子。”
我说:“对一些人是,但今天《以弗所书》4章30节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
圣灵是神的印,要盖在人的额上或手上。每个被接受进入神国的人都要受圣灵的洗,他们的工作……神的印在这末日是个区别,是一个要盖在人身上的印记。希望我们有大约一个星期的复兴传讲这点。
39

注意,以赛亚在《以赛亚书》28章8节说,他说:“命上加命,”说到这个日子,“各席上都满了呕吐的污秽,”等等。每个人……他们今天领圣餐。他们认为因为你领圣餐,你就会去天堂。圣经说不管谁不按理领圣餐,就犯了死罪,干犯主耶稣基督的身体,阿们!那是个神圣的命令。我不相信他们今天称作领圣餐的这一切东西。

不久前,我去一个教会,他们拿了一块面包或白面包,切成几小块。醉酒、赌博、抽烟、咒骂、说谎的人去那里领圣餐,以为你会去天堂。弟兄,你在藉做这样的事诅咒自己的魂下地狱。难怪各席上都满了呕吐的污秽。肯定的。
40

他说:“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因为我必藉结巴的嘴唇和另一种语言对这百姓说话,这才是安息日。”阿们!

《希伯来书》4章说:“这样,必有一安息日为神的子民存留,因为我们这些进入他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样。”
神六日做工,安息日休息,再也没有回来。一个人可能在这世上劳苦,直到二十岁、三十岁、四十岁、七十岁,但当他歇了自己世上的工,便进入与神同在的永恒安息,像神起初安息一样。
41

哦,弟兄,如果你今晚住在边界上,就过去。过约旦河!太好了!这里有大串的葡萄。我们有最初的证据,我们有……哈利路亚!有一些约书亚和迦勒过了边界,带回了那是美地的证据。神所做的每个应许都在这里。全备的福音,整本圣经,神的医治,欢喜,快乐,平安,圣经应许的一切,每个果子都在这地上。阿们!

祈求,它就是你的。但你必须做的第一件事是过约旦河。你不能留在旷野还指望得到它,因为葡萄不像那样生长在旷野。是的。那是今晚教会的问题;教会变得贫血了。它需要一次输血,脸上苍白了。阿们!
42

哦,那是我所谈论的五旬节派。我不是讲长老会或路德派,我在讲五旬节派。很久以前,你经常有美好的老式聚会,弟兄。他们都去那里,叫喊,赞美主,放松,让圣灵自主行事。弟兄,现在你去到他们一些人当中,属灵的温度计降到了零下四十度。是的。

哦,问题是什么?关键是,你拒绝了它。神想要领我们过去。迦勒和约书亚回来了,他们说:“那是一片美地。”你们从未……如果你们继续往前,而不是聚居,为自己建立组织和宗派,已经证明了那对你们是个咒诅。如果你们像过去一样持守,此时神就会让每个属灵的恩赐流过教会,千禧年就会来临。阿们!
43

但是,不,你们必须有一个名加在自己身上。就是这个给你们招来咒诅。是的。呐,我丝毫不反对宗派。它们…它们没问题。但是弟兄,你想要像其他人一样举止。你观看,说:“哦,听着,我属于某个教会。”

神干嘛在乎你属于哪个教会。如果你没有重生,你就不会去天国。肯定的。要离开那个边界的老状况。他们开始流浪了。
44

亚当,当他没有持守神的道、神一切的道,他做了同样的事,成了流浪者。当该隐没有接受神从亚伯收纳的同样祭物,他做了同样的事,成了流浪者。

今晚每个男人女人站在这末日发生在全国的复兴会上,看到神大能的运行,却拒绝这样做,便成了流浪者,(是的。)自谋生计。
我告诉你,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美好老式、圣徒保罗的复兴和圣经的圣灵,人们回到老式的哀恸者凳子上。我是相信老式复兴的那种老式的一个人。你知道问题是什么吗?我们今天有了太多好莱坞式的复兴。是的。继续去……
45

不久前,我参加一场复兴会,在那里,五旬节派妇女在台上穿着看上去她们是被浇铸在里面的裙子,两个又大又长的耳环像这样挂着,涂着指甲油,不管你称那东西是什么,脸上涂脂抹粉,看上去好像她们一直在吃生牛排,手指上都是血等等,还自称被圣灵充满?“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是的。[原注:会众鼓掌。]你这么做,太糟糕了。是的,先生。

你知道过去五旬节妇女剪头发是错的吗?头发是女人的荣耀。她在某个地方肯定亏缺了荣耀。是的。[原注:会众鼓掌。]弟兄,你知道那是真理。呐,最好承认真理。
呐,听着,圣经说:“头发是女人的荣耀。”所以,你在跟魔鬼分享荣耀,是的。让你的头发长长。阿们!作一个女士;样子像基督徒。停止效法世界。魔鬼让你陷入各种的麻烦中。要得到那颗心,进入耶和华的荣光中,跟神在那边。走到幔子后面,让幔子垂在你后面,把世界关上,你在那里看不见世界上的事:向自己死去。
46

我记得,几年前我最初在印第安纳州米沙瓦卡附近看见五旬节派的人,女人会开始叫喊,这些大号的发夹会飞到地板上。弟兄,你要找一个都费劲。我想你再也买不到一个了。哦,何等的羞耻!是的。

过去事情是那样的,但他们变了。问题是什么?每个宗派都想要建立组织,而不是想要把人们带向神。你知道那是真理。
47

瞧,这可能使你的胃有点恶心,但是……你知道,我是小孩时……我们生长在穷人家里。妈妈过去得拿一个烤面包的平底锅放在炉子上,熬她在店里捡的肉皮,得到油脂涂在玉米面包上,做成玉米饼。我们小孩子会吃玉米饼,蘸高粱糖浆作早餐。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吃过那个,很好吃。但你知道,我们不得不那样做。

每个星期六晚上,我知道是什么,在一个旧杉木里洗澡;从不换水,只是给下一个人倒进更多的水,让水变暖。呐,是的。但我们这样过来了。我告诉你,弟兄,外表没有太多东西。如果你照顾里面像你照顾外面一样,你的状况就会更好。阿们![原注:磁带空白。]
48

不久前,我站在一家大博物馆旁边;它对人体有个估计。一个体重一百五十磅的人在化学成分上值八毛四。哈哈!在八毛四的身体上戴一顶十美元的帽子。老兄,我告诉你。穿一件五百美元的貂皮大衣在八毛四上,翘起鼻子,要是下雨,会淹死你的。你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就值八毛四。你肯定照顾那八毛四。但是弟兄,你有一个永不死的魂在某个地方。你却为此接受任何老教条的东西。阿们!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问题。但是……[原注:会众鼓掌。]你的牧师应该那样做。但是…赞美主!但我们需要的是回到道路上。瞧?我们是……那是我们今晚没有去那里享受东西的原因。那是我们都分裂等等的原因。确实是。
49

我记得在……讲完妈妈给我们大家洗澡擦耳朵的故事。有一条麻布毛巾。我不知道你见没见过一条,把一些丝线抽出来,你知道。哦,太粗糙了,她几乎把我的皮擦掉了。

接着她要做的是,当她那样做之后,每个孩子都准备好了:一点咖啡跟一勺蓖麻油那样搅拌。每个星期六晚上都得服用它,准备星期天上午上学。 防止感冒,一个药包像这样挂着,你知道,内衣上有一块小毛巾。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一块,但我们就是这样长大的。
我服了太多的蓖麻油,甚至再也不能看东西了。我告诉你,我实在受不了它的味道。它使我作呕。当我走到妈妈那里,我会说:“哦,妈妈,请。”我像那样捏住鼻子,拼命地作呕。我说:“妈妈,它使我太恶心了。”
她说:“如果它不使你非常恶心,对你就没有益处。”
50

那就是我今晚的意思。如果这个没有稍微搅动你,让你的头发长长,举止有点不一样,离开这边界,我想要它使你的胃相当恶心,这样你就会搅动你的属灵胃口,就会准备……阿们!如果它没有使你恶心,对你就没有益处。你明白吗?阿们!它会打开你的心,这样圣灵就能进来,清扫渠道,治好你。阿们!

51

注意。太好了!神说如果他们越过边界,他就会把地赐给他们,但他们不想过去。所以他们开始流浪,离开,出去,四处漂流。圣经说:“不要被各样的异教之风摇动,乃要坚固。”阿们!

我相信,如果一个人进来跟基督连上了,阴间所有的魔鬼也决不能使他再否认。如果你只是想象你到了那里,那是不同的事。但你知道,不管我将来怎么破相,我是一个人(是的。),因为我生来就是一个人。如果你心里有基督,你就是一个基督徒;就是神的儿子、神的女儿。这使你举止不同,看上去不同,走路不同,说话不同,跟不同的伙伴交往。阿们!
哦,是的,它把你分别出来。世界想要混合器,但神想要分离器。是的,阿们!
52

注意,太美了!当他们在外面四处流浪(那正是他们陷入各种麻烦的地方),魔鬼留意到他们有一个堕落的老传道人来向他们讲道。是的。他的名字是巴兰主教,阿们!哦,是的,他在那里。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他通过结婚与离婚的事把他们都混杂了。那正是魔鬼干的事,同样的事。阿们!哈利路亚!

那天我看到一个传道人有四个妻子、活着的妻子,说:“我不知道我的教会有什么问题。”
我说:“你不需要看很远。”阿们!
53

哦,是的,他让他们在那里都混杂了,开始结婚,通婚。当你开始四处流浪时,他们今天就是这样做的。如果你持守在神真正的第一线,你就不会做这些事。让信徒与非信徒结婚,进进出出等等,给已经结过两三次婚、有三四个妻子等等的人证婚,又让他们结婚。那是巴兰的老教义。是的。

哦,他现在是个了不起的人;他在他的地上有大名声。一天,他跳上驴子,下去咒诅那群在那里四处流浪的人。神给了他们一些他们需要的东西,在屁股上来一些原始的刺激,这正是每个少年人需要的。
神正把刺激倾倒在他们身上。当他好好地给他们打一下屁股时,这个老巴兰下来了。你知道吗?他太瞎眼了,太肯定他要在那里赢得跟摩西的辩论,以至看不见主的天使挡在路上。
54

你知道,那就像今天的现代巴兰。哦,他有神学博士、哲学博士、文学双博士:“我知道有关的一切,你什么也不知道。”你知道圣经称神学博士是什么吗?哑巴狗。是的。没错。

巴兰带着他的神学博士来了,你知道,到了那里;他要告诉这位摩西在哪里上下。他太瞎眼了,看不见主的天使。荣耀!那肯定是今天教会的预表。
人们说我们所谈论的这位天使和神的能力是胡说,它没什么。“我去聚会了。我什么也没看到。”难怪,你瞎眼了!哈利路亚!
55

你知道吗?那只老驴还知道更多,并且比这位先知更好。那只老驴自己看见了天使。我们应该有常识。驴在天使面前俯伏,神赐给它说方言的恩赐,神给了。驴说方言了(阿们!),他认出了主的天使在营中。这是真理。

这不是……驴以前说过人话吗?神肯定赐给了驴说方言的恩赐,驴在这件事上责备牧师。阿们!何等的场面!哦,是的,先生,驴转过身责备巴兰,因为驴俯伏了。驴能看见天使,但巴兰却什么也看不见,只是骑去那里得丰厚的工价和新教会。他能看见的就是这些。但老驴看见了主的天使,俯伏。神赏赐了它。
56

驴走到了这地方。弟兄,现在注意它的意思,你的正统教义没有给你太多东西。神总是用神迹奇事印证他的教会。你知道吗?

看看这只老驴,驮着这个堕落的老传道人去那里咒诅神的子民。那正是他们想要做的事。你永远不可咒诅神所祝福的。你最好停止大惊小怪。如果你想去天堂,你最好来加入它。阿们!
你知道,我相信到这个时候浸信会所有的东西都从我身上流出去了。我相信自己几乎是五旬节派了。
57

呐,注意,他们到了这地方。我要你在这里看一件小事,即使你以前看过了。我不知道。注意,摩西和以色列人在这里,虽然倒退了,流浪了四十年;他们又接近边界了,靠近神让教会到达的地方。神给了他们教训和功课后,他们又回到了边界,逛回来了。回到了边界,他们想要过去,或换句话说,进入这个教会,在摩押地上举行一场复兴会。

呐,摩押是个宗派,但以色列是跨宗派的。瞧?肯定的。他们没有自己的国家,没有称为自己的土地。他们是客旅(是的),住在帐篷里。但摩押都组织起来了,有自己的军队,有一切的东西。
摩押不是不信神的。记住,摩押是以色列的兄弟,摩押来自…罗得女儿的儿子,他们成了摩押人。呐,他们是以色列的兄弟。
58

以色列人来到那里,没有土地,在去一片土地的路上。以色列人没有教堂,在去教堂的路上。主与他同在。以色列人说:“兄弟,我可以从你的地上经过吗?”

摩押人说:“去叫主教来这里咒诅那伙人。我们一点也不要任何胡说的东西在我们的地上开始,一点也不要哭喊、叫喊、呼喊、像那样上来这里。那群人是圣滚轮。”
你说:“他们是圣滚轮吗?”
他们肯定是圣滚轮。当他们从红海出来,过了红海,摩西在圣灵里唱歌,米利暗拿着手鼓,开始敲打,众女子都开始在圣灵里叫喊,跳灵舞。如果那不是圣滚轮聚会,我就从未见过一场了。肯定是。
摩押人说:“不要让他们进来这里。我们一点也不要那东西在我们这群好人中间开始;我们比那东西更清楚。嗯,我们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我纳闷。
59

于是他去叫主教来,领他下来。巴兰到了那里,说:“呐,我要讲我要你们做什么事。”看看他多么正统。他说:“我要你们为我造七座坛。”那正是神所要求的,七座坛。

他说:“我要你们为我杀七只祭物、洁净的公牛。”那正是神所要求的。看到他在道上多么基要吗?
他说:“我要你们放七只公羊在坛上。”不是母羊,是公羊,说到耶稣的到来,第二次来到,哦,是基督的第一次到来。呐,你知道你可能正统,你可能相信童女生子,你可能相信基督的受死、复活、升天、再来,但是弟兄,除了那些,还有一些东西随着。
60

巴兰跟摩西一样正统。呐,瞧,这里有七座坛、七只洁净的祭物、七只公羊烧在山上,有一切的名人、大祭司,不管是什么人,他们都站在冒烟的祭物旁边向耶和华神祷告。完全照着神的要求。神要求七座坛、七只祭物,大家都相信弥赛亚要来,他们为此焚烧了一只公羊,相信他是从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他们非常正统。

呐,瞧。在山上是一群组织起来的国民,都相信耶和华神,有很了不起的传道人、优秀的学者,受过教育,站在上面,所有的名人都站在冒烟的火旁边,相当符合经文,每个字都是正统的。
在山谷下面,有一群无家可归的人。他们宣称是客旅、寄居的。他们没有组织;他们居住在帐篷里,他们有七座坛、七只公牛和七只公羊。这个跟那个一样正统。如果神只要求你对道正统,那他谴责摩押、接受以色列就错了。
61

该隐和亚伯,起初他们俩都敬拜神。该隐造了一座坛,亚伯也造了。该隐敬拜神,亚伯也敬拜神。该隐不是不信神的;他们造了一座坛。他们带来了一只祭物;他们俩做了他们所能做的一切。为什么亚伯蒙悦纳呢?因为亚伯头脑属灵。神向亚伯启示了把我们从伊甸园里带出来的不是水果和苹果。而是血,藉着属灵的启示,亚伯献上公羊、羊羔的血。耶稣说他要把他的教会建造在属灵的启示上。

耶稣对彼得说:“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你从未在神学院里学到;你从未藉着成为正统学到。这不是属血肉的启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启示你的。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那你要怎么阻止它呢?呐,那是属灵的启示。
62

摩西在这里;他一只脚踏在宝座上。他本可以有伟大的……他本可以在那里攻击埃及,也许就留在那里,但神的应许是走过旷野,去应许之地。必须先进入位置上。摩西宁可和神的百姓一同受苦,也不愿在这里坐宝座,因为神在属灵上向他启示了。他出去,神在证明。

这就是你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正确群体中的方式。神总是用神迹奇事印证他的教会。不管你多么正统,取决于神是不是接受你的祭物。
63

我跟一个很好的浸信会弟兄交谈,我全心地爱他,一个很好的人,学者,若是我曾见过一个的话。他说:“伯兰罕弟兄,究竟是什么临到了你呢,伙计?”

我说:“什么?”
“嗯,”他说:“你想要教导的这一切狂热。”他说:“圣灵的洗礼,我们信神的时候就得到了圣灵。”
我说:“你们浸信会把《使徒行传》19章完全搞乱了。保罗在那里发现一些浸信会信徒,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我还以为你们说你们信的时候受了圣灵呢?保罗说:’你们已经信了,但之后你们受了圣灵没有?’”阿们!是的,亚波罗是个了不起的传道人,是的,但他需要圣灵。
64

他说:“伯兰罕弟兄,神岂不是……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不是相信神吗?除了相信神,他还能做什么呢?他相信神,这便算为他的义,因为他相信神。”

我说:“没错。但后来神藉着给他割礼印证他的信心,证明神已接纳了他。”我说:“你可能相信主耶稣基督;直到神认可你的信心,他才会赐给你圣灵的洗给应许盖印。”
亚伯拉罕接受了割礼作为印记,表明神已接纳了他信心的义。如果你说你全心相信神,神就会赐给你圣灵的洗,把你印在神的国里,认可你对神的真信心。阿们!那是老式、黄樟木的传讲,但它会救你。弟兄,我告诉你,当试炼沉重时,它会保守你。阿们!
我可能不能正确地表达它,但我知道我在讲什么。阿们!我可能不能告诉你说你在哪里会明白,但这么做确实让我激动。我爱它,因为我知道它是真理。是的,先生。
割礼是个印证。神总是赐下印证,“我已接纳了。我要这样做,证明我已接纳了。你说你相信,那我就会这样做来证明。”
65

呐,注意神是怎么做的,印证他已接纳了信心的义。呐,那是我们今天必须做的。那是……摩押有个非常正统的教会,但神跟它没有关系。同一位神,两个支派都祷告,两者都献同样的祭物。神在印证以色列是对的,因为他们有火柱悬挂在上面。他们有神的医治;他们叫喊;他们在灵里跳舞;他们有喜乐。哦,他们有荣耀的时光,他们在去某个地方的路上。神在向他们证明他已接纳了以色列。那一直都是信徒的迹象。“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阿们!

66

看看伟大的圣灵通过圣徒保罗说话。当耶稣来了,他是正统的,犹太人也是正统的,但他们谴责他。神认得耶稣是神的儿子;神在印证他。彼得在《使徒行传》2章说:“以色列人哪,神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神迹奇事,将他证明出来。”

那是他的迹象。如果你的教会不相信神迹奇事,你们大家最好开始为那个相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的教会祷告。你们还在边界线上。瞧?去到有葡萄的地方,去到另一边。是的。
67

注意,那是经文,不是笑话。那是圣经。圣经这样说。看看圣灵现在盼望这个日子。他说,圣灵明说在末后的日子:必有人离弃信心,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等等[提前4:1]。他们怎么爱宴乐,不爱神。

看看今天的教会。哦,他们星期三晚上呆在家里看电视,再也不参加祷告会。他们有免下车设施,所以不需要下车。不再有祭坛了,他们把所有的火从坛里拿掉,放在炉子里,把阁楼变成晚餐房,烧几只结实的鸡,卖五毛钱一盘,支付传道人工资。那根本不是神的计划。你们都出格了。神永远不会印证像那样的东西。是真的。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也在照例行事。是的,阿们!
68

呐,注意,神是怎么做的。神说:“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噢,他们没什么)、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非常正统),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

如果圣灵这么说了,我想我可以引述圣灵。这等人你要躲开,因为那挨家挨户,组织妇女宣教协会、针线缝纫协会,谈论某某小姐和这一切事的,正是这等人。
弟兄,你需要的是祷告会。让男人女人回到神那里,再回到老式的砍伐线上。那是真理。你知道那是真理。我的弟兄,那可能会稍微烤焦你,但最好现在烤焦你,胜过你以后被烧。你只要听从。那是真理。
69

注意,他们继续走。神俯瞰;两个都在冒烟的祭物,神祝福了以色列,因为他与以色列同在。

他们现在来到了边界。摩西死了,约书亚是新的领袖,他要领以色列人过到对岸。他们打发了几个探子,必须再去窥探那地,四十年过去了。那是……瞧,你必须重新去做你的第一项工作,不是吗?
我想,如果五旬节派早就带着那种自由和宽宏的心出发,灵里自由等等,我想你最好去,重新做你的第一项工作。你们不这么认为吗?再回到旧的砍伐线上、地标上。再回到相信神上。回到让圣灵在你心里自主行事上,在灵里敬拜神,像他们过去一样行事。让刻板、冷淡的旧感觉离开你。嗯,你不能……你不能有一个那样的教会。你不能有那样的信徒。
70

你看,好像母鸟坐在一窝蛋上。你知道如果它……使蛋孵出来的不是母鸟,而是那些蛋周围的气氛使蛋孵出来。一直都是气氛。

你有一个气氛,人们在那里不信,争吵,彼此间焦虑,争论他们是不是属于这个或那个教会,你永远孵不出基督徒。是的。你不可能孵出来。
这只鸟可能坐在那巢窝上孵那些蛋,直到它太虚弱了,无法从巢里飞起来。如果那雄鸟……如果那雌鸟没有跟雄鸟交配过,那些蛋就永远孵不出来。它们会在窝里烂掉。是的。
71

那正是今天教会必须做的事。你找到的牧师是你所能找到的受过最好教育的人。你去找到穿着最好的人,能在台上站着,看上去最好的人。你知道,这个高大、六英尺,有像这样波浪式头发的……“嗯,那是我想找来作我的牧师的人。”弟兄,你远离了古老的砍伐线,这是我能告诉你的唯一的事。我宁愿有这样一个人向我讲道,他穿着工作服,鞋上沾着泥巴,却比你所能摆在我面前的所有神学博士更认识神。……哈利路亚!要再回到古老的砍伐线,弟兄。那是我们应该去的地方,有人传讲全备的福音,相信神的医治、神的大能和复活,相信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2

现在看看他们。他们又来到了边界。呐,他们打发探子出去,探子在那里找到了妓女喇合。嫩合为让他们逃脱给了他们一个朱红色线的血记号。现在到了过去的时候。

我能想象约书亚所想的事。呐,作为结束,在我们叫祷告队列前,我要把这个想法留给你们。想一想:在旷野流浪四十年。约书亚现在成了一个老人。神拣选了他,说他要接续摩西。他在这里;时间近了,约书亚要过去了。
看看他必须跟怎样的一群背逆者争斗。但一天他在那里召集他们,他走上河岸,因为他知道神已经应许那地属于他们。那天早上他说,告诉他们要做什么。他说:“你们要分别为圣,做好准备,因为我们要过去了。”
73

如果曾经有呼召,要教会分别为圣,远离世界上的事,我们准备过去了。阿们!

今晚你准备放下,将自己分别为圣,脱离一切的不信吗?你读报纸,听传道人见证瞎眼的、聋子和哑巴。问题是什么?你不信那也是给你的吗?同样的福音传给你了,像传给他们一样。你准备将自己分别为圣吗?
只有一个罪,那罪就是不信。抽烟、喝威士忌、说谎、犯奸淫,那不是罪。那是罪的属性。你做那些事,是因为你是个罪人。就是这个使你那样做。瞧?那不是罪本身;那只是罪的结果。
呐,世上唯一的罪就是不信。“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耶稣在《约翰福音》3章说的。瞧?
你必须……你不信。只有两个功能:其中一个是不信,另一个是信心。如果你相信,你就是信徒。如果你不信,你就不是信徒。那是唯一的东西。
74

呐,将自己分别为圣,离开一切的迷信,一切告诉你的……魔鬼说:“哦,如果我被叫上台,我今晚就可能得医治。”

让那魔鬼离开你。你上不上来这里没有关系。关键是你是不是有信心上来这里。阿们!要对神有信心。相信。
75

约书亚说:“现在你们要看见神的荣耀。”因为火柱悬挂在他们头上。他说:“呐,当火柱开始向约旦河移动,当祭司扛约柜下去,每个人都要紧跟在后面,不要离它太近,也不要让它离开你们的视野,因为你们以前从未走过这条路。”我相信有一个经历给教会,因为你们以前从未走过这条路。

今晚对你们会众,如果你们不能有足够的信心,就让我们今晚向约旦河走去。哦,也许你以前从未走过这条路,但今晚让我们走这条路。阿们!
你说:“我以前从未这样做,但今晚我要试一试。”神在这里带领你。正是这个在对你的心说话并告诉你这样做,是圣灵。
76

呐,当人们前进时,我能看见他们。但你注意到了吗?主的天使在他们前面走进约旦河。我喜欢这点。神的天使先走约旦河。神的天使会带领你走路上的每一步。有时候你认为试验艰难。神不慌不忙。你是唯一匆忙的。

神让希伯来少年走进烈火的窑中;在他来之前,他让但以理进入狮子坑中等等。只要起来,开始凭信心走,“神啊,我相信你。我往应许之地去。神啊,你向我应许了,我来了。我跟随圣灵的带领。我今晚离开这里;我要向世人证明我是基督耶稣的信徒。我接受我的医治,现在凭信心行走。我相信。”我喜欢这样。
77

听着,罪人朋友。有朝一日,你也要走这一步,你要走下约旦河。你最好跟随圣灵,因为我告诉你,那是一条又深又黑的河。你永远不会再走那条路。有一天你必须去,我晓得……你说:“传道人,你怎么样呢?”

“是的。”朋友,我知道我必须走同样的路。我必须走下去,我知道。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可能是今晚。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要去。但有一件事,我心里要有这点:我知道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当他呼叫时,我要从死人中间被召出来。我知道我必须面对它。这是真的。我不再是小伙子了,有一天我必须面对它。
但是弟兄,有朝一日,我想我要传讲我最后一篇道。那是真的。我要为最后一个病人祷告。我要最后一次合上圣经。我必须这样做。
78

绝大多数的伯兰罕,当他们年老了,嗯,他们都瘫痪了;当他们将近七、八十岁时,他们都会颤抖。我希望耶稣来的时候我活着。也许有一天我作为一个老人站着,也许耶稣来的时候,我脸上的胡须花白。我必须也走下那条河。你知道吗?我可以往前看,看到自己站在河边。我到了尽头,我在河边,成了老人,也许拄一根杖站立,颤抖。我必须走过那里。

我能看到我的老爷爷站在那边,拄着杖颤抖,说:“比尔,做个好男孩。”
我也许有一天要站在那里,回头看我的比利,“比利,做个好男孩。现在爸爸一切都结束了。我能听见那边的浪花,我知道我要走了。”
79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我要像个英雄一样走在沙上,脱掉头盔,放下,脱掉盔甲,把古老的圣灵宝剑插回到永恒的鞘里,放声叫喊。不要担心,主会在那里的。

我会说:“主啊,撑出救生船来,今早我要回家。”他会在那里的。
我要走下死亡漫长的幽谷,主必差遣晨星照亮道路。我们要过河,去到另一边,坐下。
80

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不知道,你的儿女是独特的儿女。今晚站在这里,指望只说几分钟,想要给人们提升一点信心,我站在这里,甚至没有讲这点,而是靠着圣灵严厉地责备。但我只是照你说的做。

我不知道你在对下面谁说话,但当我开始叫病人时,你改变了我。主啊,我们真的必须走到生命旅程的尽头。我必须去。我们都必须去。这里每个人都要去。
父啊,今晚这里有人还没准备好去那地方吗?他们一直坐在聚会中,看到你是行大神迹的神,看到神所做的事。今晚圣灵在对他们的心说话。这是时候。当你在那里敲门时,让这道去到他们的心里。
你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他永生。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81

神啊,我祈求,在这里的人、男人、女人、男孩、女孩,必须走到路的尽头,然而还没有准备好,愿你此时向他们的心说话。

当我们低头时,我想知道如果这人今晚在这里,愿意说:“伯兰罕弟兄,它今晚在对我说话,我还没有在我应该在的地方。”
现在只要让圣灵,看看你愿不愿意。每个人的头都低下,此时是非常神圣的时刻。如果你还不在神的国里,没有出生在神的国里,你愿意举手,不是向我举,而是向神举,说:“神啊,怜悯我。我想要你。”
弟兄,谢谢你。神祝福你。还有人吗?神祝福你。楼下还有吗?还有人吗?请举手,说:“求神记念我。”
神祝福你,姐妹。还有人吗?神祝福你。还有人吗?阳台上,那里有人,只要举手。这是你一生所做过的最男子气或女子气的事。举手,说:“耶稣,这是我的手,我没有服事过你,我想要服事。这是我的手向你举,我想要跟神和好。”
82

还有人赶快举手,是的,神祝福你。这是一位女士。阳台上,我看见你在那上面,上面的男孩。这里这位女孩,我看见你。神祝福你。还有人吗?只要举手。神祝福你,女士。我看见你。还有人吗?只要举手。

我需要你,需要你,
无时不需要你,
切切求主赐能力,
我来就你。
我以信心仰望,(神祝福你们。)
各各他的羔羊,
神圣救主!
求主听我祷告,
除去我众罪孽,
使我从今以后,
完全属你!
83

你愿意举手,说:“这是我的手,神啊,我今晚答应你,如果你赦免我,我今晚就要开始。今晚是我开始的时候,就是这个星期六晚上。主啊,我此时在你里面做出选择。”

许多人说……也许你已经活了半辈子。也许你倒退了一半,冷淡、形式化、冷漠。举手,说:“基督啊,这是……我举起了手。我重新向你宣誓。”
神祝福你。很好。哦,看看那些手。好的。
84

天父啊,你知道他们所有人。我奉耶稣的名求,愿你拯救他们每个人。召回倒退者,白白地赐圣灵给每个人,因为今晚有一个敞开的泉源。它是白白的,愿意的人,都可以来,喝这泉水。

父啊,我这样做,因为我感到你告诉我去做。神啊,我现在祈求,如果这里还有剩下的人从未举过手,我们在今世的旅程中不能再见面,愿我们在荣耀中相见。主啊,求你应允。愿伟大的圣灵现在来,带来确信,拯救每个人,赐他们对基督在各各他已完成的工作有信心。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85

主祝福你,我的弟兄姐妹。对不起,像过去一样占用你们这么多时间。但你们开始了,看上去我讲得太多了。

现在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我想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极度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里有多少人从未参加过我为病人祷告的聚会?让我们看一下你们的手。当他们在落实时,我想问你们一个小问题。如果你在下面十五、二十分钟里必须离开,现在就是离开的时候,因为……如果刚好有不信的和疑惑的,此时留下来没有益处。
86

多少人知道耶稣在世上时,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多少人知道这点?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耶稣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我父做的。”对吗?

他说,一次他被人询问时,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对吗?《约翰福音》5章19节。
我们询问他经过毕士大池,很多残疾的、瞎眼的、跛脚的躺在那里,他去医治了一个躺在小床上的人,便离开了,把很多人留在那里。如果他今晚在芝加哥这里那样做,他又会被询问,是不是?肯定会。因为他是一样的,人也是一样的。但他说:“我不能做什么,直到父显给我看。”
呐,让我再向你们引述这经文。现在仔细听。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当他被询问时),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87

如果他……多少人相信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好的。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当他在世上时,有什么样的事工呢?他有没有来说:“给我带一个病人来,我要给你看一个医治。”不,不。

当他最初开始事工时,做了什么?现在当人群安静时,我引述一些经文。让我们追踪他一会儿,从圣经里挑一两段,看他拥有什么样的事工。他当时拥有的那种事工,他今天还必须有同样的事工,如果他是一样的(对吗?),如果他今天仍在服事的话。他只使用你我作他的对象,藉着我们服事。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他做了什么呢?让我们追踪他一会儿。我们发现他受了试探后,从旷野出来,圣灵降在他身上没有限量,充满了他,使他成了以马内利: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
88

他进入事工中。他很快发现了一个人,知道他是谁。他叫这人西门,说:“你是约拿的儿子。”有个叫腓力的人信主了,他去,他对找到他的朋友拿但业感兴趣。所以他去到地区的另一部分,哦,也许是两个地区,找到在一棵树下祷告的拿但业,说:“你来看我们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拿但业是个很正统的信徒,他说:“拿撒勒这样一座很邪恶的城市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他说:“你来看。”
呐,我想,朋友们,当我们一起辩论时,我想那是任何人所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亲自看看。对不对?呐,让我们脚踏实地上去。瞧?
呐,他说:“你来看。”
89

于是拿但业跟着腓力。当他到了人群中,像这样站在会众中,其他的人在那里(也许耶稣正在运行他的祷告队列或为病人祷告),耶稣转过身,看着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嗯,”他说:“拉比,你怎么知道我呢?嗯,你不认识我,从未见过我,你怎么知道我呢?你怎么知道我是个信徒呢?”
“嗯,”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下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
世人说这是什么呢?他们今晚会说这是什么呢?心理感应或术士西门,或巫婆,算命的。他们当时说了同样的话。他们说:“他是别西卜,是算命者的王,是那一切的王,是鬼王。”
但腓力或拿但业对此怎么说呢?他说:“你是以色列的王!你是神的儿子!”
耶稣说:“因为我告诉你这事,你就相信吗?你还要看见比这更大的事。”
90

让我们再往下追踪他一会儿。我看见有一天他经过一群人,有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跑出去。妇人想:“我若摸了他的衣裳,就必好了。”她坐在会众中或站在外面,不管是什么。耶稣说:“谁摸我?”

门徒说:“嗯,他们都在摸你。”
他说:“是的,但我虚弱了。”能力,你知道,我们虚弱了。他环顾四周,看是谁摸的,他找到了妇人。
因为妇人心里说:“我相信他。我若能以某个方式摸到他,就必得医治。”
妇人出去,耶稣察看,直到找到了她,说:“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了你。”瞧,妇人从神的恩赐中汲取,从耶稣身上拉到恩赐,耶稣是神所赐的最大礼物,是神自己的儿子。你知道这点。妇人藉着耶稣拉到神信心的能力归于自己。耶稣从未说:“我成就了这事。”他说:“你的信心成就了这事。”
91

我们发现他经过毕士大池,很多地方或经文中的其它地方。我们发现他在毕士大池,经过那里;几天后,妇人摸了他的衣裳。那里有许多人,几百个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扭曲的、血气枯干的,等候水动。耶稣下去,从他们旁边经过,从没说一句话,走过去。因为他知道,瞧,父已经显给他看了。知……他知道那里有一个人躺在小床上。于是他找到这人,说:“你要痊愈吗?”

他说:“没有人把我放进水里。”
耶稣说:“拿你的床回家去。”他就拿起床,走开了。
犹太人询问他。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呐,耶稣说了真理。你们相信吗?是的,先生,我们可以从《创世记》看到《启示录》。先知或耶稣任何时候行事,做任何事,没有一次不是先得到启示的。
92

看看拉撒路的复活。耶稣跟这个好人一起住在家里,然后离开,因为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他们打发人叫他来家里。他只是继续走。几天后,父在异象中显给他看什么事会发生,他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

他们说:“他就必好了。”
耶稣说:“他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但我去叫醒他。”异象,“我不能做什么,除非父显给我看。”
站在坟墓旁,看看他。他在祷告,但他说:“父啊,我这样做是为他们。”因为他已经知道。他说:“我说这话是为他们。”然后他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了。他已经在异象中看见了。瞧?
一直都是像这样的。如果那是昨日的耶稣,那也是今日的耶稣,永远的耶稣。耶稣离开世界前,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你们称之为更大,但正确的翻译是“更多”。更多的意思是更多。而更大……它不是指质量上,而是指数量上。“并且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
93

呐,仔细听。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那是不信者)我一离开,世人就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为什么?不只是那个世代要看见他,而是每个世代,一直到世界的末了,都要看见他。呐,我们要怎么看见他呢?他说:“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要在你们里面执行我的工作,”神只是在圣灵的样式中,直到世界的末了。阿们!
94

听着,你们五旬节派的人。你们有说方言的恩赐。为什么你们不过去呢?那里还有别的东西。保罗说:“若是你们都说方言,那不通方言的人进来,岂不说你们癫狂了或是化外人等等吗?”

他说:“但如果一个人说预言或揭露心中的秘密,他们就会俯伏,说:’神真与你们同在。’”对吗?
那些事是给信徒的。不久前,有个人对我说:“我不相信,哼。”
我说:“没关系。它不是给你的,它不是给不信者的。它是给那些信的人的,是给信徒的。”
95

今晚你们全心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吗?如果他是从死里复活了,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是吗?我们已经在这个星期开头反反复复地讲了这点,它应该落在你们的心里了。但我这样说是为那些新来的。

呐,如果耶稣是一样的,他在原则上就是一样的;在能力上就是一样的;在同情上也是一样的。对吗?他要做一样的事。如果他今晚来到这台上,行他在世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你们每个人会接受他,出去并全心相信吗?
96

我们的天父,主啊,从现在起该你了。我祈求你今晚应允你的同在与每个人在一起。

现在将我们藏在十字架后面,主啊,安静这群会众,愿信心上升到一个地步,使这里的每个人都得医治,为了神的荣耀。我们这样求是奉神儿子主耶稣的名,阿们![原注:磁带空白。]
97

奉主耶稣的名,大家都坐着,安静,不要走动。不要出去,瞧?只要安静坐一会儿。

现在我们要叫祷告卡。我们不能一次叫所有的人。我想我们大约开始叫十、十五或二十个之类的。我们看看,
98

多少人参加过聚会,看到伪装者试图那样做呢?是的。一些人在精神病院,一些人死了,一些人残疾了。那天晚上那家伙要给我施催眠术,把那个催眠术者带下来,站在那里。圣灵环顾四处,告诉他说:“你这个魔鬼的儿子。”他瘫痪了,坐在那里,至今还是瘫痪的;那是四年前:仍是瘫痪的。

他去到这些军营,给士兵施催眠术,使他们像狗一样吠。
你不能摆弄神。不,先生。必须敬畏。是的。
女士,你能来这里一分钟吗?
99

病人,嗯,只是……你知道我没法知道你,对你一无所知。但如果我站在这里,跟你交谈一会儿,主会继续告诉我有关你的一切。

但看看那边的祷告队列(瞧?),看看人们。他们都想要上来这里。过一会儿我就太虚弱,他们来拉我走,因为我进入了潜意识中。
但如果拿撒勒人耶稣让我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或有关你的事,你知道我不晓得,你会接受并相信那是一样的耶稣,他在这里吗?会众也宣称他们会。
100

呐,你……藉着神的恩典……哦,当然,姐妹,神祝福你。那会……呐,我想问你一件事。呐,你……看看这是不是……我在这里告诉你真理。刚才有东西临到你,是不是?有东西。你有个感觉感动你。那是主的天使。他此时就在我们中间。

那是……那是……在这里,看到了吗?呐,女士正在离开我。她很苦恼。我看到她在卧室里,睡不着。她在地板上来回走。她进入另一个房间。她回来,进入另一个房间。她进入一个小地方,拿某种……是一些小东西,是药粉,服用它睡觉。她想要……她的病是神经问题。她服用药粉睡觉,她服了太多的药,以至药几乎搞垮了她。她几乎要神经崩溃,完了。那是主如此说。那是真的吗?
我怎么知道你呢?我不知道我对你说了什么。那不是我。那是他。呐,每一点都是事实,对吗?每一点都是事实。
101

呐,耶稣说:“这些神迹必随着他们。”但这里有一件事你必须知道。在我身上有样东西知道你,那不是我,而是我身上有样东西知道你(对吗?),看见了你,你所做的事,有关你的事。对吗?你相信那是耶稣基督恩膏我吗?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如果这个恩膏……我要按手在你身上。什么事必须发生呢?痊愈。对吗?过来这里一下。

我们仁慈的天父,你知道这妇人。她所吃的一切食物都是你赐给她的。她现在站着,在你的同在中颤抖,知道这一定是时候了。她站在圣灵的恩膏下,眼里含着泪水,知道单单是人不可能做这些事,知道她一定是在你的同在中。这个撞击神恩赐的魔鬼,撒但,我靠着耶稣基督、各各他和宝血谴责你,从妇人身上出来,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让她去。阿们!
现在结束了。呐,你可以欢喜回家,感谢神。从这边出去,赞美主。
102

女士,你过来好吗?你全心相信吗?我看见你戴了一个小东西,里面有芥菜种子,代表芥菜种子的信心。你相信你有芥菜种子的信心吗?它可能不会行一件神迹,但如果你持守它,它会领你去到光中。

我跟你是陌生人,女士。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神知道我们俩,神能藉着我帮助……如果我能帮你却不帮,姐妹,我就是个畜生。知道一个可怜的妇人,起了皱的双手,也许做了很多艰苦的工作,站在这里的一位老母亲,全身颤抖,因为你在一个神圣的恩膏下。你以前从来没有那样的感觉,因为这是在主的同在中。你瞧?
你曾见过他们这里照片上有的主的天使吗?此时就是这东西在你身上,四处运行。我看见你去某个地方。有人给你做了检查,别的事。看上去好像你绊倒了,摔倒了。你伤到了左侧和左肩。是的。你的膀胱下垂。那是真的。你相信现在结束了吗?上路去吧,它会……呐,你拿这个去你的……是的,没错。[原注:妇人对伯兰罕弟兄说话。]去,奉主耶稣的名拿给他。
103

我的弟兄,你过来吗?过来相信,要有信心。我跟你是陌生人,据我所知,一生从未见过你。但耶稣知道你,是吗?你相信如果他让我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你就会痊愈吗?你相信。

哦,我的弟兄,就像那恩膏快速临到你,我看见死亡的影子悬挂在你身边。那是癌症。我不知道你晓不晓得这点。你是……是的,你有。那是一次检查,是在前列腺里。你得了前列腺癌。那是真的。神是怜悯的。过来这里,弟兄。
仁慈的天父,当你的圣灵现在在这里,可爱的主耶稣啊,我靠着我的弟兄,谴责试图夺去他性命的魔鬼,把魔鬼从这人身上赶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魔鬼出去。阿们!
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去,现在欢喜快乐。不要疑惑。
104

小家伙,你举手干什么?你相信吗?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全心相信吗?你若能相信神,神就能医治你的那个疝气。你相信他已经医治了你吗?好的,站起来接受。好的。现在回家去,好了。瞧,你的信心成就了那事,先生。神祝福你。

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但你必须相信。耶稣这么说。呐,瞧这里。当然,你们都知道我必须从录音带上得知;我不记得这个。但我希望我的声音清晰出现。
105

站在这里,那火柱立在角落里。我要整个会众观看,就在这里。你们看不见那个移动吗?它立在一位正在祷告、坐在底下末端的黑人女士头上。女士正在祷告基督,求耶稣让我叫她,让她的信心藉着我触摸耶稣。黑人女士,你坐在那里,患有高血压,坐在那里。对不对,女士?好的。现在你可以回家。高血压离开你了。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哈利路亚!

瞧?你不需要祷告卡。你需要信心。
106

喂,年轻人,你坐在她后面,在这排末端,一个男人正在一本正经地看着我,说:“神啊,你能不能也触摸我呢?”你有胃病,不是吗?那个穿白衬衫的男子。是的,先生,就是你。是的,是你。你有胃病,你的胃发酸,一直这样(对不对?),在你的心脏周围颤动。我的弟兄,它结束了。你的信心医治了你。

赞美归给永生的神。不要疑惑,只要相信,要对神有信心。耶稣说:“你若能信,我就能。”你若有信心,你需要的就是这个。
107

是这位女士吗?对不起,姐妹。我不是有意要粗鲁。我必须跟随主运行的方式。你瞧?我无法控制任何事,只是照主引导的。呐,我们彼此是陌生人。现在恩膏丰富了。我虚弱了,通常那是……当我虚弱时,但这时最好。

呐,这里有一件事发生。哦,是这位女士,有点魁梧的女士,坐在那里按住……是的,她有肾病,这是她患的病。你相信主耶稣使使你痊愈吗,姐妹?相信主会医治你吗?你信吗?好的。请举手。接受。好的,我的姐妹,现在你可以回家,痊愈。
108

姐妹,黑人女士,环顾这男人的身边,你太想要耶稣今晚触摸你,是不是?嗯,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站起来一下。现在你感觉不同,是不是?你得一样东西很久了,那是白色的东西,好像称作“胶”的索带。对吗?你现在没有它们了。你可以回家。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耶稣说:“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你相信吗?
阳台上面的怎么样呢?你们相信吗?在你们和这里之间肯定有一堵信心的墙,但那不妨碍基督。
109

呐,我亲爱的朋友,天上的神知道我在这里只是要帮助你们。我在这里只是要尽力做我所能做的,来代表我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看上去你们现在可以相信,看上去你们真正认识耶稣、知道的人……他在这里。

呐,你可能不是在看我所看的东西。你说:“如果你在看它,我就能看见。”不。一天,保罗去大马士革的路上,火和光临到他,太亮了,甚至使他的眼睛瞎了。除了他,没有人看见那光。对吗?只有他看见了。
那就是火柱。它就在这里和那边的墙之间,它是坚固的堤岸,好像神的荣耀。那是人们的信心。瞧,你们自己驱动它,是你们在做这事,不是我。我跟它没有关系。如果你们不相信它,它就不会发生。是你们的信心在成就事情。我们的主和救主奇不奇妙?哦,他太好了。我们应该全心地爱他,是不是?耶稣说:“你若相信,我就能。”
110

呐,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姐妹?你认识我吗?哦,你得医治了。哦,我明白。哦,我是指个别知道你,我不认识你,因为我刚来。有人接受了祷告。好的。呐,我看到你手里有一块手帕吗?呐,那手帕也许是给某个人的。我要你看我,我要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如果神向我揭示你心里的事情,你会接受你所求的吗?

会众会做同样的事吗?奇怪,但对我们的主耶稣没有任何难成的事。那手帕是给一个女子、女孩的。那女孩是你女儿。那女孩得了肾病;她病得很严重。我看到医生站在那里。她做了手术,她的一颗肾被摘除了,我听见医生说另一颗肾也没有希望。她要死了。你的心有点破碎。女孩是天主教徒。是的。你肋旁有东西,你想要接受祷告。你……对吗?
现在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呐,拿……让我拿这手帕。全能的神,奉神儿子耶稣的名,应允这姐妹的要求,奉耶稣的名,阿们!现在不要怕。要有信心,相信。
111

[原注:磁带空白。]你全心相信吗?你若能信。不要动。好的。

女士,你全心相信主在这里吗?神知道你,我不知道。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们互不认识吗?哦,你在别的聚会上见过我。是的,哦,我在其它方面不知道你。我像那样一点也不知道。
刚才一件事发生在这里的角落。要有信心。不要疑惑。我现在错过了。现在要真正全心相信。可能是我儿子比利·保罗去了那里。我想。我知道比利的一切问题。我知道杰克弟兄他们。那是我不让其他人在周围的原因,因为看到他们的信心驱动火柱,我必须让某个人靠近我。很难捕捉住底下的异象,因为现在有很多人相信、拉动。那可能是为什么它去角落。但一样东西去了那边。它可能跟随比利。但它离开了这里的妇人,去了那边。
大家都敬畏,瞧?你在永生神的家里。耶稣基督,复活的主,在这里证明他今晚活着。你知道这点,是吗?
112

我的爱斯基摩弟兄,你对此怎么看?你认为你地区的人看到神的神迹奇事时会在那里接受主吗?你相信吗?好的。我也跟你一同相信。哈利路亚!他太真实了。阿们!

113

姐妹,我想跟你谈一下。呐,如果我能帮你,我会帮的,但我帮不了。可是藉着一个属神的、由耶稣基督至高无上地赐下的恩赐,我可能可以引起你的信心上升到一个地步,接受它。站在一个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的人面前,你知道我对你说一件我一无所知的事,你怎么想呢?那必须是来自某个超自然的源头,是吗?必须是。当我藉着圣经向你讲解了之后,你会相信那是耶稣吗?你会吗?我相信你会,因为你是基督徒。当然,我看到你戴眼镜。那其实是你的年龄引起的。你瞧?

呐,我……呐……不,你祈求祷告的不是你的眼睛,而是你的胃。你有胃病。胃下垂,掉进了肠道里;也是在结肠里,麻烦了。你不是从芝加哥来的;你是从另一座大城市来的。我看见很多车开来,上来。那是他们制造汽车的汽车工厂,是底特律。你来自底特律。
我看见一个东西闪烁,好像一个男人站在你旁边。不,不是,是你在为一个男人祷告。这人有心脏病。我相信他在氧气下或在氧气罩下。他也在底特律。我要把那块手帕拿给他,你们俩都会好,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
114

要有信心。你相信吗?呐,我知道时间迟了,但是给我……我再过三、四分钟,请你们保持真正的安静。不要走动,瞧?你是一个人,一个魂。我现在连上它了。没有……我现在受每个灵支配。当你……当你动时,就驱动了它。瞧?它带我离开队列。

所以,真正保持敬畏一会儿。小伙子们,当你们准备好时,几分钟后带我走。好的。
115

我看到光悬挂在上面。那女士在祷告队列里吗?在这里吗?不,那光在两个人头上,在一个男人和女人头上。是他们两个人坐在那里,一对夫妻。那是疝气。他们坐在那里。男的系着红领带,女士,你们俩都有疝气。你们是夫妻,是吗?是不是?你们全心相信耶稣使你们痊愈吗?那就站起来接受吧。阿们!赞美主耶稣。

要有信心。
神能医治心脏病,做他想做的任何事,如果你相信的话。你相信吗?你相信如果我按手在你身上,神就会医治你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心脏病离开妇人,阿们!现在欢喜地去吧。要有信心。
为什么人们现在不能相信,这对我来说是问题。哦,巴不得你能知道真理。要有信心。
116

你好,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是吗?我们以前没有见过对方。神知道你,知道我。但你有一件奇怪的事。我不知道是什么。它很快抓住了我。你患病,有头痛,有胃病。病因是你紧张。神经质,你从孩子起就紧张。你的眼睛也是近视。你看到……当你看书时,你把书拿得离你太近,因为你近视。姐妹,这是你最大的需要;你需要耶稣作救主;你是罪人,需要得救。你现在愿意接受主吗?你的罪得赦了。去吧,神的平安降在你身上;你也得医治了。

全能的神,我祝福这个年轻妇人。她进入了你的同在中,耶和华的荣光中。当圣灵运行时,她心里感觉到了圣灵。现在,她一切的罪都过去了,疾病得医治了,愿她平安地去。阿们!姐妹,你的罪得赦了,你的病得医治了。现在去全心地服事神。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117

过来,女士。你相信吗,女士?现在我想跟你交谈一会儿。你有信心,全心相信。你若能信,神必丰丰富富、充充足足地行事。

这样大的信心以这样的方式运行。哦,是的。高血压,坐在底下这排的尽头,你相信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吗?你若能信。你若相信,神必成就。你可以得着。你相信吗?好的。你们俩人都站起来接受,全心相信,得痊愈。阿们!
呐,我看到你在家里。你正在桌子旁做一件事。你为一件事紧张。我看见你相当紧张,相当虚弱。你有一阵子虚弱。你去坐下,当你做你的……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不,那是真的。但我看到你拒绝一些事,那是……哦,你也有胃病。紧张引起了胃溃疡。那是真的。
呐,你愿把我当作神的先知来顺从吗?去吃你的晚饭。不要再疑惑。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神祝福你。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118

姐妹,你相信吗?你相信耶稣使你痊愈吗?你身上有很多毛病。心脏病,引起了肌肉充血。一颗紧张的心,当你躺下时,你的心脏伤害你更厉害,让你透不过气来。是什么呢,其实是气体。你有一颗虚弱的心脏,因为它是一颗紧张的心。但是你……当你晚上躺下时,你喘着气扇扇子。现在你爱不爱主?过来这里一下。

天父,我奉耶稣的名祈求,愿你今晚医治这个姐妹,为了你的荣耀。阿们!神祝福你。我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要有信心。现在全心相信。
过来,女士。可怜的妇人。姐妹,有个相当黑暗的影子在跟随你,那是死亡。你得了癌症。是的。但耶稣在这里医治癌症。你相信吗?神啊!撒但,你暴露了。我谴责你,奉耶稣的名,从妇人身上出来,阿们!
呐,女士,那是奉耶稣基督的名。不要疑惑;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神祝福你。[原注:姐妹对伯兰罕弟兄说话。]我的姐妹,愿主神应允你,赐给你丰盛君尊的生命。阿们!要有信心。阿们!要有信心。
119

过来,女士。你相信吗?你我之间出现了一个影子,有血流过那里。你有糖尿病。没错。耶稣基督比所有的胰岛素或你服用的任何东西都更好。你相信吗?过来这里。主啊,怜悯。我祝福这妇人,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事情如此。阿们!去,现在全心相信。

姐妹,神能医治背病和肾病,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好的。去得到它。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过来。你相信吗,女士?呐,你准备动手术,切除身上的肿瘤。但神的能力现在就可以除掉它。你相信吗?那就接受吧。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事情如此。阿们!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120

当然,你看到你走路,瘸了。你晚上因哮喘而经常咳嗽。是的。现在只要接受主作你的医治者。离开讲台,欢喜快乐,赞美神。哈利路亚!

姐妹,你全心相信吗?哦,你身上有很多毛病。其中一个是一颗紧张的心,另一样是你有搅扰你的胃病,妇科病。那是真的,不是吗?是的。里面流脓,因为卵巢上有一个脓疮。但耶稣使你完全好了。你的信心医治你了。奉耶稣的名。哈利路亚!要有信心。
姐妹,坐在那边椅子上时,神就使你的心脏病好了。欢喜地离开讲台,说:“赞美归给神!”
121

过来,女士。哈利路亚!瞧,朋友,这不是……呐,要真正敬畏。瞧,女士,我不是在读那些人的心思。女士,把手放在我手上。呐,如果神告诉我你有什么毛病,我看着会众,藉着一个异象,你会……人们就看到那不是心理感应。那是耶稣基督。

妇人患了神经质。如果是,女士,请在这里举手。你是。现在你得医治了。我看到你周围都变成光了。现在欢喜地上路去吧,好了。
我的弟兄,耶稣必使你的肾病痊愈,它再也不会搅扰你了,只要你相信主。你相信主吗?那就欢喜地去吧,奉耶稣基督的名。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你们相信吗?
122

女士,不要看我,只要把手放在这里,说:“我……”只是一个接触点。你全心相信吗?呐,等候一个异象。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会接受吗?你相信吗?会众会相信吗?

女士患妇科病,妇女病。如果是,女士,请举手。你现在得医治了。欢喜地上路去吧。你的信心救了你。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神经问题,但耶稣基督医治你,也医治你的朋友,奉神大能的名,阿们!
123

你们相信吗?你们准备接受医治吗?当你们在那里坐一会儿时,请互相按手。哦,往这群会众观看。我的弟兄们,我的弟兄们,我希望你能……希望我能解释我所讲的。瞧那里。你们得医治了,弟兄们。你们周围都变光明了。我不能叫出你们,即使我要叫。

神啊,奉耶稣的名,愿所有的疑惑离开每个人。父啊,医治人们。我谴责压制这些人的魔鬼。撒但,你再也不能压制他们了。你暴露了,从他们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事情如此。
人们极大地赞美神。从轮椅上站起来,从褥子上起来,你们得了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