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004 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

1

只要相信,

凡事都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好吗?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为这另一场的聚会感谢你。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奇异的恩典,你保守了我们度过艰难危险的日子,今晚又把我们带到这个教会,在老式的荣美中敬拜你,在圣灵和真理中敬拜。我们为这些事感谢你。
主啊,我们谦卑地将自己交托给你,祈求藉着主耶稣所流的血,一切的罪都得到赦免,我们一切的罪孽都在血底下,圣灵今晚以这样的方式在每一颗心里完全拥有优先权,以至我们离开时,我们可以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在路上,他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2

晚上好,朋友们。我很高兴在这里,今晚又回来,在芝加哥参加星期二晚上的聚会。博兹兄弟在非拉铁非教会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聚会。大约一年前他就说要我来,务必在这次大会上见面。他站在这里,刚才我们为他拍了一些照片,也许是为他的杂志拍的。今天他跟我们讲传道人的事,谈起昨晚的聚会,圣灵今日大大运行的迹象。这有点改变了我对所要讲的一些东西的想法。也许我只讲几分钟。

3

你知道,毕竟,传道人是羊群的牧人。是的。如果他们能……你进入一群人中,许多时候我去到一些地方,那里有一些怀疑的传道人。我告诉你,你最好回家去,因为聚会被毁了。但当你让他们同心合意,大家都……我告诉你,地上没有比这更甜美的事。让牧人……哦,他们有权利质疑。你瞧,他们喂养羊群。我不怪他们。如果我怀疑,我会说我怀疑。我不怪他们。他们是羊群的牧人。神祝福他们,这是我的祷告。要确定他们知道他们讲的是什么,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羊群会吃垃圾的日子,你知道,必须留意你给他们的是什么。要给他们真正的道。是的。那正是……永生神的真道拥有的维他命比城里所有的药店都多。

现在我们快乐。昨晚我跟我的一个朋友在一起,聚会后他过来,谈聚会的事,去另一个地方, 参加另一场大会。我刚接到电话,说我应该在去东部某个州的路上。为了我曾见到的任何人,我去了大多数地方。
4

那天,有个女士从某城打电话给我妻子,说:“伯兰罕姐妹,伯兰罕弟兄出事了吗?”她说:“据我所知没有,怎么了?”

女士说:“哦,他本该在这里的。这是第三个晚上,我们大家都在等候。”
她说:“什么?”
女士说:“是的,这个教会的牧师,这里的女牧师说她昨晚跟伯兰罕弟兄交谈,这里的报纸等等都登广告了。他应该在这里的。”
她说:“哦,对不起,伯兰罕弟兄在德国两个星期了,他对此一无所知。”
5

你知道,这事让我很受伤。我不想要你们大家因那些事把我往坏处想。昨晚一位朋友,他就是为此谴责我,说:“你没有遵守诺言。”哦,这是一件严重的事。我想有很多的事是我的错。但是那里有一些…但有一些事并不是我的错。(谢谢。)有一些事不是我的错,因为有几次我看到在三四个不同的地方登广告。

让我用一点时间告诉你们内情,好吗?你想要站在自己的家里,这房间有个人说:“伯兰罕弟兄,主告诉了我,你应该去这个地方,在我们的地方,不然主就会切断你的事工。这是主如此说。”
这房间里的另一个人说:“不,她错了。你应该去这里,因为主如此说。”
这房间后面又有一个人说:“不,他们都错了。”瞧?你想容忍片刻吗?你不想粗鲁,你不想伤害任何人的感情。但我告诉你,有时候你有很多的耐心,这是一件好事。
6

呐,一些人写信来,说:“呐,伯兰罕弟兄,我们已经登出广告了。主说你会在这里。”

哦,如果主说了,你知道,就像他对我说了一些有关的事。我相信,当他要……但就是这样使得……我真正需要的是我自己的一份报纸真正登聚会的广告。但是朋友们,我不是一个商人。我怎么能经营报纸呢?我几乎连开车的智慧都没有,更别说经营报纸。一次我开创了一份报纸,又放弃了,就是“医治之声”。所以不管哪里出现……
7

但你们容忍我,无论如何我想要竭尽全力。所以如果你们,或是有任何聚会或任何事,都会正式通知,会登在博兹弟兄的“信心的先驱”上,因为他总是打电话给摩尔先生。我对聚会不做任何安排。我只照常规办理。不管怎样,让我安排聚会很难。

我现在竭尽全力,若神帮助我进入另一种事工中,若是能够,特别是在美国。发生的这些神迹奇事和我们所谈的奇迹,已经席卷全国八或十年,大家都知道它。我求问我们的主,他会不会让我只为他生病的孩子祷告,在这件事上定下来。我就能做安排。
8

但是朋友,这种职分跟你所想的职分不一样。我不能为任何事做安排,因为我不知道神要告诉我什么。我正在聚会的中间,这是阳台或唱诗班,两天后停下来,动身去别的地方,因为主告诉我去,我最好去做。你知道许多次发生的事是因为我没有去做。所以我必须去做。

我不能像罗伯茨弟兄、葛培理和他们很多人一样安排聚会,他们提前两年就清楚地知道他们的聚会要在哪里。如果我像那样制订旅程,就很难讲主会对我做什么。我必须得去。哦,如果我感到被带领去某个地方,我为这事求问主,他让我去,我就动身,就是这样。必须在短时间之内。
通常我打电话给摩尔弟兄。任何人询问日期或聚会,他们打电话给他,我就通过他工作。当我有带领去某个地方,哦,就像如果是在某城市,我会打电话叫他,说:“那里的联系方式是什么?圣灵似乎那样带领我。”哦,他就会告诉我,然后我们就跟他们联系。如果我们有时间,我们就登在报纸上,如果没有时间,当然,我们就登不了。
9

呐,每个晚上我都为传道人的缘故思想一些事情。我肯定普通信徒会在这点上容忍我。我一生见过一群很好的传道人,特别是在芝加哥这一带。在国家的这部分地区、国家的所有地区和全世界,我曾见过的最好的一些人就是神的仆人。

现在我努力进入传福音类型的聚会,只是传道,叫人们上来,为他们祷告。很多时候,关于圣灵赐给我的小恩赐运行的许多问题被问及。哦,没有人能解释,但每个晚上若是能够,若神愿意,在简短的信息之前,在我们为病人祷告前,我都会尽力解释,尽量给你们一点想法。
10

呐,今晚我本想……昨晚我用照片等等传讲它降临的迹象。今晚我想花大约十分钟时间讲另一个版本。那就是,我像这样给它奠基: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瞧?你…恩赐不是照人们所愿望的被赐给人。“这不在乎那奔跑的,也不在乎那定意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瞧?“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

传道人情不自禁,因为他们是传道人,如果他们真是神所呼召的话。保罗说:“我若不传福音,就有祸了。”他们是传道人,因为也许不是藉着愿望,乃是因为圣灵已经呼召他们作传道人。
11

如果他们必须去得到很多心理学和类似的东西,然后出去在人面前演戏的话,我不愿,我不愿我的儿子或他们任何一个人作传道人。我要他们在圣灵的恩膏下去讲台,传道,因为他们爱主耶稣。不是饭票,而是因为他们爱主,为了神的国,为了所能做的好事而那样做。此外,我甚至不想要他作主教,不管他可能是什么,我不愿那样。

呐,许多时候问题送到我这里,甚至送到我亲密的同伴这里,他们告诉我说他们不那么认为, 但有很多时候……之所以我没有会见那么多的人,当恩膏在我身上时,我发现了我不想知道的事,瞧?
12

我遇见了传道人,他们恭维我、称我弟兄,当时我就知道那是错的。我想爱他们,我不想那么认为。当我知道时,我就宁愿不知道。那是我不见人的一个原因。

另外,异象显示,你发现你不想知道的事。我宁愿对此一无所知。我爱人们,我只想拥抱每个人,我爱他们。我想要思想最崇高的和最好的事。但有时候,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有一些小秘密,在那样的时候,它不可能隐藏。
13

呐,一件事,其中有一件奇怪的事,我亲密的同伴总是认为(不是他们所有的人,当然不是,而是很多人),他们无法明白我在讲台上变得虚弱:“为什么只有一会儿你就不行了?”有很多人告诉我:“伯兰罕弟兄,我相信你是在拖延。”哦,如果我是个像那样的伪君子,今晚我就会走下这讲台。是的,先生。不,先生,那是错的。

呐,我要持守经文。任何不符合经文的,我不想跟它有任何关系。呐,让我们来讲一会儿这点,我尽力解释这个,异象是什么。如果你们大家如此渴慕,请你们给我更多时间讲一会儿,好吗?是的,先生,谢谢你们。
14

这是给传道人的。瞧,他们在这里举行大会,我希望白天我能参加大会,跟那些人交谈。我真的喜欢那样。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我肯定我能。但我不能既那样做,又主持这样的聚会。

呐,异象是个……我要给你们一个小比喻。站在这里,让我能相当清楚地看你们。呐,我们在这里像这样以小孩子的方式来讲这个,好让大家都明白。
呐,我们都是小孩子,我们是……你记得,过去马戏团来到镇里,我们没有一毛钱去看游艺团或马戏团的时候吗?我们肯定记得。呐,“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
15

我们都站在高大的栅栏周围,那是高大的栅栏。在这栅栏里面是游艺团或马戏团表演,各种的动物等等。我们所有的男孩女孩站在那周围。我们想要,我们想知道里面是什么。

哦,我刚好是你们的高个子弟兄。呐,那并不使我比一个弟兄更大。也许我旁边还有另一位弟兄,他个子矮,结实,强壮。如果有一个重物要抬起来,他能把它抬起来。但我有……神只是使我比我的弟兄更高。
16

呐,首先你知道,在那上面,几乎到顶了,栅栏上有一个小孔,你可以透过它观看。但我矮个的弟兄够不到那么高,而我可以。呐,神使我个子高。呐,我个子高,决不是因为我想要高。你们能听懂我的话吗?我个子高,因为我生来就个子高。

你是个传道人,因为你生来就是传道人。“神在教会设立,神在教会设立的,第一是使徒……”使徒,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渴望把他们称作使徒。使徒就是宣教士,一样的词,宣教士,是一回事。“第一是宣教士,然后是先知、传福音的、教师……神设立的。”神预先定下那些东西是,藉着神的预知,他们被放在教会。
然后…摩西也忍不住成为摩西。耶利米,他还未在母亲的子宫里成形,神就呼召了他,说:“我已晓得你,已分别你为圣,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是神做的。“神设立了。”
17

哦,我们都站在小凳子上。我刚好比我的弟兄高一点。呐,他可以抬起我抬不起的重物,但我能看到的比他能看到的高一点。瞧?

也许那是约瑟弟兄和我。他可以传讲我不能传讲的。也许我能看他永远不会看的异象。我不能像他一样讲道。神就是这样造我们大家的,就像家里的家具。
第一,我可以向你们证明,今晚有你所看不见的超自然声音通过这房间。如果你不信,就在某个地方打开收音机,看有没有。你看不到它,你的感官无法宣告它,但它在那里。如果一块金属……这是录音机,录制声音,但录音机不能接收那声音,直到有东西、晶体管使它对声音确定,对吗?
18

哦,还有图像、实况图像经过这房间。你知道吗?打开电视机。呐,如果家里所有的家具,有电视机,有收音机,有电冰箱,有长靠椅,还有……所有的家具都在屋里。哦,其中,收音机可以接收声音,但它不能接收图像。电视可以接收图像,但它不能是电冰箱。瞧?

我们都有不同的部分。神把家具放在屋里。呐,注意,电视机说:“如果我不能是电冰箱,我就不再是电视机了。”瞧?电视机就完了。但我们大家若在神里面找到了自己的呼召,就住在那里。瞧?神知道什么时候使用我们,如何使用我们。我们不想要到处跳跃。待在神把你放在的地方,成为原本的;成为神要你成为的。
19

呐,在这件事上,弟兄,我的弟兄姐妹站在后面,说:“呐,你从上面看过去,看你能看见什么。”

好的,我举起瘦瘦长长的双手,抓住木板,努力地抬起脚趾,观看,我说:“嗯。”我下来,很费劲。
“你看见了什么?”
“大象。”
“你看见了吗?”
“嗯。”
“你看见了别的什么?”
“哦,我不知道,我试试。”我又把手举得高高的,抓住,尽全力拉住,观看。“嗯。”当我下来时……
“你看见了什么?”
“长颈鹿。”
20

呐,那就像讲台上的这些异象。瞧?看异象。呐,它是神的一个恩赐。传道人明白这点。它是神的一个恩赐。呐,耶稣在世上时,他是神曾赐给地球的最大的礼物,因为耶稣就是神。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神的丰盛居住在耶稣基督里。他拥有圣灵是没有限量的。”圣经这么说。

呐,在基督里,我要这样说,就好比海里所有的水。那是在耶稣基督里的神的恩赐。呐,而在他无用仆人里面的这个小恩赐,只是海洋里的一勺水。呐,你知道那勺水对海洋来说算什么,什么也不是。但记住,在那勺水里的同样的化学成分在整个海洋里,只是不像海洋里那么多。瞧?
呐,神赐给我那个恩赐是有限量的。他赐给你恩赐是有限量的。他赐给这个人讲道的恩赐是有限量的。他赐给这个人唱歌的恩赐是有限量的。但神赐给耶稣的是没有限量的,是神的所有在基督里面,他是神在肉身的彰显。
21

呐,但我们像他一样是神的儿子,是藉着他的恩典被神收养的儿子。藉着神的儿子耶稣的死,领我们进入跟神的关系中。然后,神用他收养的儿子在教会设立的,有使徒,有教师,有先知,有传福音的等等,像那样一路下来。呐,他们只是小恩赐。

呐,我们来看看耶稣在所有的能力上有没有变虚弱。一天他正在行路,一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那是妇人的接触点。她全心相信耶稣。她从会众中跑出去,到某个地方。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
使徒们说:“哦,主啊,谁摸你?大家都在摸你。为什么说有人摸你呢?”他说:“但我觉得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对吗?
22

“能力”是什么意思?力量。对吗?换句话说,“我虚弱了。”“有人摸我;我虚弱了。”呐,那妇人做了什么?那妇人用她对耶稣基督是神的恩赐的信心,从耶稣身上获得了信心的回报。清楚吗?她的信心运行了神在耶稣基督里的恩赐。

耶稣不知道这妇人。他不知道谁摸了他,否则他就会说:“你摸了我。”他不知道。他说:“我什么也不知道,或不做什么事,直到父先显给我看,然后我去做。”这妇人摸了耶稣,从耶稣身上领取了她心里所渴望的,因为她相信耶稣是以马内利。瞧,她的信心……
23

耶稣转过身,说……他观看。当那能力出去时,他看到能力去到的地方,经过所有的人,也许比今晚这里的人还多。他往会众后面观看,对妇人说:“你的信心救了你。”血漏已经止住了,瞧?呐,妇人从耶稣身上拉出了她从神那里渴望的东西。因为耶稣是神的代表,是神在地上居住的身体。呐,那是一个人运行神恩赐的时候。

呐,听着,这不是我,需要由你们来完成。呐,过一两个晚上我就要结束这些聚会,开始为病人祷告。它从未对我做……我从未……我对此一无所知。是你们对神的信心说同样的事。它是神的一个恩赐。我不是神的恩赐。那道光,天使,你们看到他的照片。科学世界,全世界,德国,美国,各处都拍到了他的照片。那是神的恩赐。
24

我出生的时候,那恩赐就被至高无上地赐给我了。但我不能用那恩赐做一件事,除非你们相信。是你们对我跟你们谈论耶稣基督的事所存的信心,从神在耶稣基督里为你们所做的事上获得回报。你们明白吗?

呐,就是这个使我在讲台上虚弱。那就是你得抬我出去的原因。现在你看到它符合圣经吗?瞧,是你们使用神的恩赐,不是我,而是你们。现在,你们每个人制止我,说:“我不相信;他是个伪君子,我对它什么也不信,”就不可能发生一件事。是的。
25

耶稣进入他出生的城市,说:“因为他们的什么,他就不能行许多的异能?”[原注:会众说:“不信。”]没错。他们必须相信。留意途径,留意任何人。看看那妇人,她怎么触摸耶稣的衣裳,得了医治。看看罗马兵丁,拿布蒙住耶稣的脸,打他的头,说:“呐,如果你是说预言的,看异象,就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他没有感觉到能力,因为他一开始就不相信。

但那妇人感觉到能力,或者耶稣感到能力离开,因为妇人有信心。妇人得到了她来求的东西,因为她正确地就近。就是这个原因,书念妇人在神的代表以利沙面前得到了她所求的东西,因为她带着敬畏就近神的恩赐。就是这个原因,当拉撒路死了,马大得到了她所求的东西,因为她敬畏地就近神的恩赐。瞧?你必须相信。没有信心……
26

呐,这不是我。你说:“伯兰罕弟兄,你能告诉我说我有什么问题吗?”不,先生,我不能。

是的。但如果你全心相信,呐,不是想象,而是全心相信,神就会把它告诉你。
但是,我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我能听见我自己,但我是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那是……那是第六感官,或第四度空间,不管是什么,是在这些图像等等所在的空间。我们要像那样为了讨论来看它。或者从这里经过的声音,录音的歌手在唱歌;有人在尖叫;有各种的事情发生,无线电波经过这里,但你无法接收它。收音机可以。这些图像从这里经过,你看不见。你没有看见,但电视机可以显示它们。
27

呐,你瞧,一些家具是为了电视放在里面,一些是为了声音放在里面,一些是为了别的事放在里面,它们无能为力。是某件事……呐,电视机是……电视机是哑的,收音机也是聋哑的,除非有东西操作它。必须有发射台发射电波,不然,不管你有多少收音机,也不会发出响声。对吗?它绝对是哑的。我对异象也是如此,绝对是哑的,除非这里有圣灵发出神的大能,准确地做耶稣说他在末日要做的事。瞧?呐,它是神的一个恩赐。就是这个使我虚弱。

28

比如说,我和这些男孩女孩,我们站在栅栏后面,就几分钟。我们又在栅栏后面。呐,那是你使用神的恩赐的时候。呐,如果神想要用自己的恩赐怎么样呢?对我没有压力,我不需要去到压力下。我只是走在街上,或坐在屋里,或其它任何地方,神向我显现,告诉我。那不使我虚弱,而是使我快乐。

呐,在栅栏那里,游艺团或马戏团的领班或主人过来,说:“你想要看整个东西吗?我要给你看一些东西。”他就抓住我的脖子后面,把我举起来,说:“你看到这里吗?这是这里要发生的事。这长颈鹿要过来,做这事那事,等等,这将是整个的表演。”
29

呐,在这里的讲台上,仅仅是你们的信心拉着那恩赐。也许有时候异象出现,说出所有发生的事。但当神赐一个异象时,他只是像那样接收。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发生。他显给我看,“现在你去某个地方,站在那里。将是某个时候。”我可能是在那城里,五十、一百或两千英里外,事情像这样发生。

30

就像那小男孩,我在芬兰和瑞士叫他复活。你们看到的这一切事,几个月前就说出来了,有时候是提前几年。主会告诉我说我要站在哪里,会在哪里,告诉我整个的事。当我从异象中出来,我快乐极了。那是神使用他的恩赐。神自己使用恩赐,无论何时他想跟我们说话,把恩赐交给人来使用,因为你们会有信心使用。阿们!愿主祝福你们。

31

呐,那符合圣经吗?那正是圣经。所以没有任何迷信的东西。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得出结论,说它是心灵感应。我们知道魔鬼对神任何真实的东西都有模仿者。是的,他们总是有。他们有雅尼和佯庇,但他们却有摩西和亚伦。是的。他们有术士西门。他们却有行医治的腓利。瞧?他们总是有正反两面。他们总是有,直到耶稣再来,那时所有的负面都要被除掉。

跳舞,起初源于圣经。魔鬼抓住了它,导致了人类家庭的分开。确实,你所看见的一切事,唱歌起初源于赞美神。现在,看看外面一切肮脏、诽谤,你们称之为布吉伍吉舞,或那种的荒唐东西,胡来。我一生从未听过那东西。基督徒的灵不可能听像那样的东西还保持正常。瞧?
32

但它有什么益处呢?魔鬼在唱歌,肯定的。看看它是什么,看看它在宣告什么,邪恶。算命的等等都向你索要美元,拿你的钱到处走,做一些事,大概一半是对的,另一半不对,诸如此类,不宣告基督,不讲说复活,不叫罪人悔改。

它没什么,只是一堆关于某个死人的荒唐事,他们正在跟底下的死人、在监牢里不悔改的魂和所有在那里的失丧者代求,肯定的。跟你谈论某个几年前死了的人。那个巫婆在那膏抹下坐在那里,她所知道的就这些,她所能讲的就这些。灵媒讲的就是那个。但神的灵讲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基督的再来、神的医治和有价值的事情。所以,我的弟兄,不要迷信,别迷信。做大丈夫,举止像基督徒。
33

不久前,在我讲我的小信息前我要这样说。十九世纪早期,世界大战前,荷兰人把奴隶、非洲人、黑人带来这里,在南方这里把他们卖作奴隶。可怜的黑人从祖国被带来,在那里成了奴隶,哦!他永远也回不了家。他会驾着那只木制的小船渡过海洋。哦,何等可怕的事,他在远方,是外国人。他们用牛鞭子和别的东西抽打他们,强迫他们工作。他身上无精打采;他思乡成病,身上无精打采。

34

那里有个大种植园,一次被问到那里有一百多个奴隶。所有的奴隶,你必须抽打他们等等。但一个年轻人挺着肩膀,他勇敢极了。老兄,他的老板一说什么事,他就支持这事,他的工作做得很好。

一天一些奴隶买主经过,说:“我想问你一件事。是什么使那年轻人像那样?你使他成为管理其他奴隶的工头吗?”
农场主说:“没有。”
他说:“哦,你给他吃的比其他奴隶好一点,或给他更好的地方睡觉吗?”
农场主说:“没有。”
他说:“哦,是什么使他那么勇敢呢?是什么使他那么有干劲呢?是什么使他像那样举止呢?”
农场主说:“哦,先生,我直到最近才知道。我后来发现,他是来自部落的王的儿子。虽然他是外国人,他仍然意识到这点。他在兄弟们面前举止像个年轻的将来的王。”
35

愿神帮助我们。让我们不要在事情上胆大无知。让我们举止像神的儿子。神的女儿,不要从这里出去,生活在啤酒吧里,脸上涂脂抹粉,剪头发,举止像个妓女。当举止像神的女儿。你是王的女儿。是的。

神的儿子,不要从这里出去,拿起圣经,说:“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所有那样的事。他们支持神说的一切话。我们可能是客旅、寄居者、外国人,但我们是王的儿女。挺直你的肩膀,像男人女人所应该的那样生活。活得像真正的基督徒。阿们![原注:磁带空白。]
36

翻到《以赛亚书》第2章,我们读18节,只有一小段,从这一节读几个词作一个小主题。我们想要在下面的十五分钟后为病人祷告。

耶和华说:“来吧,我们彼此辩论。”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他的道。我们的天父,我们为你的道感谢你。你的道就是真理。当我们今晚来时,主啊,帮助我们明白。你是伟大的教师,现在帮助我们明白。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7

呐,当我们传讲一会儿这道时,愿主今晚丰富地祝福你们。“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我想那是圣经里最甜美的经节之一,你们说呢?

呐,以赛亚,这个年轻的先知,在他的日子里,教会都离开了神,他们献上奇怪的祭物。神已经告诉他们,一切事都过去了。一天早上以赛亚在殿里,作为一个年轻人,也许四十几岁。以赛亚的预言,他在这里写的东西,他是一位大先知,是圣经中最伟大的先知之一。
38

圣经有六十六卷书,《以赛亚书》有六十六章。《以赛亚书》从世代开始,哦,我是指创造。

在这卷书的中央,他结束了旧约,引进“旷野有人声呼喊,”以千禧年结束,六十六节,哦,是六十六章,好像在《启示录》里一样。《以赛亚书》本身就是完整的圣经。
以赛亚是恩典的先知。他是那位真正阐明耶稣的血如何,义者如何来,神如何藉着他至高的恩典洁净他的教会等等的人。
39

一天早上在殿里,哦,我多么想代替他。一天早上他在祷告中,四处观看,看见基路伯在殿里前后飞翔。他们有六个翅膀,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呼喊:“圣哉!圣哉!圣哉!全能的主神!”

以赛亚抬头看,说:“祸哉!因为我眼见神的荣耀。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祸哉!”
40

但是一位天使去到祭物正在燃烧的祭坛那里,拿着火钳,从坛上取了红炭、烧着的炭,过来沾他的嘴唇,说:“现在你洁净了,你的罪孽得赦免了,现在去发预言。”哦,我想听他,听他要说的话。

他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呐,我们想要……呐,我不想讲道,只是跟你们交谈一会儿。明晚,若神愿意,我想要给下面几个晚上选一系列的主题,讲救赎,藉着基督的血,我们从疾病中得赎。
41

呐,原因,凡事都有原因。让我们彼此辩论。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想不想坐在主的会中辩论?

不久前,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若是我能看异象,我愿意付出任何东西。”
我拥抱他,一个真正的弟兄,我说:“我亲爱的弟兄,每次你打开圣经,就看到异象,神启示他自己。这是神的异象。”只要打开它,打开,说:“神啊,现在打开我的眼睛,使我能看到你。”道就是神。“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就是神,每次你打开圣经,就看到神的异象,向你说话。要带着谦卑的心坐下。
42

有时候我读经,起来,绕着椅子跑,放声叫喊,哭一下,又坐下,再读一点,又起来,再奔跑。我想,如果有少女或某个人经过,他们会认为他们有个疯子在那房间关了一段时间。但你知道,我喜欢这样。不管我在这里举止像什么,我感觉很好。我要去另一片土地。瞧?我喜欢听到它的事。任何时候你看圣经,都可以看到异象。

呐,有人读神的道,他们限制了神的道。有人把道限制成信条了。哦,这是神的道说的,我们在教会里说的是我们的信条。别的东西,他们把它限制成教育了。他们把牧师派出去,给他们相当高深的教育,让他们能讲话流利,训练旋律悦耳的嗓音,以及他们该怎样正确地说“阿们”。人们坐在底下,对我来说那听起来好像一头快死的牛犊。我不喜欢那样。我喜欢这样,如果是阿们,就说阿们。就是这样。瞧?所以他们……我没有说笑话的意思;我不相信笑话。瞧?我没有那样的意思,你们原谅我。我……
43

但事情是,人们限制了神。一些人把它限制成你走得多高了,就是这样。呐,如果我们不能走约书亚所走的地方,以诺所走的地方,就不要挡住想要在那里走的其他人的路。让我们对这件事讲道理:如果你不相信,就从别人的路上走开,让他继续走。如果你走得只能跟你的信条所教导的那样高,就从路上走开,让下一个人走,不要试图拉他回来,要让他继续走。

呐,我想要走约书亚所走的地方,你们呢?哦,今天下午我在读经,我相信是在圣经里,约书亚过了河,以色列人分别为圣,过了河。他们吃了一些玉米,预表千禧年。一天下午,约书亚出去散步,打量局势,大战就要在那里发生。我想,哦,是的。哦,打量局势,他知道战争在哪里。他走得那么远了。神告诉他走过去,但还没说:“夺取耶利哥。”你明白吗?“只要走到这里。”
44

那天有人说:“伯兰罕弟兄,我该去哪里?”就在我所在的城市隔壁,在沙瓦诺县。他说,这个牧师说:“现在我该迁去哪里?”

我说:“是神把你迁到沙瓦诺县吗?”
他说:“是的。”
我说:“就留在那里,直到神说迁去别的地方。你知道你在神的旨意中。就留在那里,直到神今后呼召你。”
45

约书亚过去了,建立以色列的营地。一天,他去散散步,走近耶利哥的城墙,突然,他看见一个人站在城墙对面。约书亚拔出剑,跑去迎接他。那人拔出剑,来迎接约书亚。约书亚举起手,说:“你是帮助我们的呢?还是我们的敌人呢?”

他说:“不,我是耶和华军队的元帅。”阿们!哦,发生了什么?那火柱成了肉身,站在这里,预示主耶稣基督,耶和华军队的元帅。阿们!
46

他说:“现在。”他们穿着全副军装。我们可能不像约书亚那样有足够的信心接受神的道,绕城墙行军,呼喊,直到城墙倒塌。我可能没有那样的信心,但如果你有,我肯定不想挡住你的路。是的。

我可能不像以诺那样有信心,不是以诺,而是以利沙,他脱了衣服,打水,走到河对面,他已经领受了预表中的圣灵,以利亚双倍的灵。我可能没有信心那样做,或撒一瓶盐在水里,把水从苦的变成好水。我可能没有那样的信心。你可能没有那样的信心。但如果别人有,就不要挡住他们的路。让他们继续走。是的。
47

这些教师,许多时候,他们喜欢指着人,说:“瞧这里,你看到那个人走得太远了吗?他走得那么远,失去理智了。”你听到那些教师那样说。但他们没有说,什么时候他们找到了一个人因走得太远而有点狂热,失去理智。他们没有指向成千上万人因为根本不走而失去理智。是的。他们走得不够远。

呐,我们要对事情讲道理。我们来,彼此辩论。我们知道我们狂热了。我们在芝加哥这里有这些人。我们在各处都有这些人,但我们也有真实无伪的圣灵材料。我们彼此辩论。
是的,他们,他们肯定喜欢指着走得太远的人,那个人,但他们没有指向成千上万人因为走得不够远而失去理智。是的。
48

不久前,我正在读某个人的文章,这人说:“我知道。”哦,我告诉你另一件事。我停住,在印第安纳州从一个老人那里拿了几个苹果。他一直是个很好的老人。我向他买几个苹果。他看着我的卡车,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他看着那里,说:“嗯,哦,杰弗逊维尔,你住在杰弗逊维尔?”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喂,你认识那里那个医治者吗?”
我说:“不,我想我不认识。”他说。我说:“什么医治者?”
他说:“哦,他们那里有个医治者。你从未听说过他吗?”
我说:“是的。”
我说:“我听过一位医治者,不但是在杰弗逊维尔,还在全世界,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他说:“让我想想,这人的名字是伯兰罕,类似这样。”
我说:“哦,是的。”我说:“我认识他。”
他说:“哦,你知道我是怎么认为的吗?他是世上最大的伪君子。”
我说:“你认为?”我说:“哦,”
我说:“我想对他来说没关系。”瞧?
我说:“不是大家都那么认为。”
我说:“反正我是不那么认为的人。”
49

他说,哦,他说:“你知道。我认识某个人带了这里的某某老女士去那里。她得了关节炎。他们带她去那里,她接受了祷告,根本没有任何好转,一点也没有。”

我问他,说:“你去什么教会?”他告诉了我。“哦,”我说:“我明白。”
他说:“哦,如果你看见那个人,你告诉他,我说他是个伪君子。”
我说:“你现在正在告诉他。”
他说:“你就是他?”
我说:“是的。”我说:“是的。”
所以他说。呐,就是这样,有人指向某个没有足够信心得医治的人。他们是个羞辱,头脑不够正常,不指向成千上万得了医治的人。
50

不久前,他们有一张报纸,有个基督教科学派妇女,如果这里有基督教科学派的人,我很尊重你,根本没有任何事反对你。我只是在神学上不同。我不相信疾病是想法,我相信它们是实际,是魔鬼。它们在形式上是魔鬼。我相信如果你病了,你真的病了,但神是医治者,能医治。所以我……但没关系,不管你相信什么,哦,那取决于你。

但这个基督教科学派妇女,她有个生病的孩子,得了阑尾炎,我相信是。你们都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也许是大约八或十年前。她不想看医生。呐,我不同意这点,医生没问题。我丝毫不反对医生和医院,因为神是医治者。不管他们做什么,他们不能医治。
51

她不想看医生。她说:“不,”说他们的孩子无论如何都会痊愈,孩子死了。哦,报纸刊登了这事,他们把这事从加利福尼亚州传到缅因州。“哦,神的医治是错的,是狂热的,是异端,应该被阻止。瞧这里,那个可怜的孩子失去了生命,因为一个狂热的妈妈不肯看医生。”

那份报纸还在公众面前的同一时间,医生杀死了几千人,对此却没有任何话说。我们要讲道理。
52

如果一个人因为没有信心得拯救和信靠主而失丧了,神所有的工作就被称作是狂热,那么医生让一个病人丧生,就也是狂热。“适用于此者,也适用于彼。”你知道这句谚语。这是有道理的。对吗?

那是真的。不,我们,医生,疗养院,传道人,大家都应该互相拥抱,竭力为人类的益处工作。他们不该互相批评,他们应该彼此相爱,互相帮助,肯定的。
呐,想一想,如果今晚我能从这里去你们的墓地,芝加哥的一个大型墓地,使墓地的每个人复活,说:“呐,我要每个信靠主死去的人站在这边。每个在药物治疗下死去的人站在那边。”哪边更重?我们要讲道理。我们来彼此辩论。
53

呐,不久前,这个大……正如我今晚在这里证明的,我没有叫你,你只要安静坐一会儿,瞧?呐,注意,当他们发现某种会对人有帮助的血清时,哦,报纸就在到处刊登。青霉素之类的,哦,他们在各处炫耀。沙克疫苗等等,他们那样在各处炫耀,因为他们发现了会帮助人的东西。

我向那些人致敬,愿神祝福他们。我对此很高兴。但他们在全国的每份报纸上刊登。全能的神能使瞎子看见,使聋子听见,使哑巴说话,他们却拒绝,不肯在报纸上刊登,说:“那是狂热。”
54

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要做男人女人。对吗?肯定的。听着,不总是……呐,我带着敬畏这样说,我说它是合理的事。我们要……我们今晚是在谈论合理、常识的事。

瞧,你知道药物杀死的人跟它治愈的人几乎一样多吗?药物不医治任何人,但它帮助人。是的,它只是维持清洁,辅助自然,神行医治。
看看多少的人……瞧,当这沙克疫苗出现时,看看几千个小孩死于那疫苗。他们给那些小孩打疫苗预防小儿麻痹,却杀死了他们。哦,如果有人为病人祷告,病人死了,他们就说:“狂热。”他们打疫苗,说:“荣耀,哈利路亚!哦,看看它成就的事。这个伟大的人发明了这疫苗。”对吗?
55

我爸爸死于一剂药物,我自己的爸爸。医生来看他;他的心脏有问题。医生给了他一小片药,他活了五分钟。我们叫来另一位医生,他说:“哦,医生给了他士的宁。”他去服那士的宁,是半片士的宁。医生说:“我认识你爸爸。他的心脏忍受不了四分之一片士的宁。”但是一剂药物杀死了我爸爸。

56

一剂药物几乎杀死了我儿子比利·保罗。大约两、三年前,比利·保罗养成了一个习惯,东奔西跑,那就是我不得不送他去沃克西哈奇学校的原因。我们的公共学校,一群男孩女孩,都抽烟等等。一天,比利回到家,说:“爸爸,你过得怎么样?

我看见异象突然出现在他头上。我说:“过来这里一下,我跟你说话。”
他说:“爸爸,什么事?”
我说:“你为什么抽烟?”
他说:“我没抽。”
我说:“比利,不要说谎。”他开始哭了。
哦,他说:“爸爸,我再也不抽了。”他出去了,继续抽烟。他没有掩藏,他无法掩藏,是的,是的。我看见了异象,主向我显示比利不顺服我,从窗户跳出去,发笑,头朝下,像那样,坠入永恒,不停地翻转。当我从异象出来,我放声尖叫:“哦,神啊,不要取去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不要取去他,主啊。”我放声尖叫。我告诉了比利。
57

那天,比利去钓鱼,在河边逛了很久。有个从印度来的人和几个传道人来见我。我们和我妻子下去新阿尔巴尼。她必须下去买别的东西。所以,我们下去,我坐着跟传道人交谈,突然,有东西对我说:“赶快下车。”我以为那只是我的想象。

我说:“哦,弟兄们,一有可能,我们就要去印度。”有东西说:“下车,清醒过来。”
我下了车,说:“对不起,弟兄们,等一会儿,我想到角落去。”我走到那里,观看,没有人观看,我说:“父啊,什么事呢?”
他说:“马上去比利·保罗那里。”
58

我赶快跑回去,我妻子美达正沿着街道走来,我说:“亲爱的,快点,快点。比利出事了。”我们奔跑,跳上车,动身去大约五、六英里远的杰弗逊维尔。当我进了院子,我岳母站在院子里,放声尖叫,说:“比利快死了,送他去医院了。”

我说:“发生什么事了?”
她说:“哦,他上去那里,嗓子疼。他怕你发现他嗓子疼,说他还在抽烟。他去你的好朋友那里。”这个国家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生之一,“山姆·阿戴尔博士给了他一针青霉素,大约三分钟后他肿得这么大。他跑上去,他们把他裹在毯子里,送他去医院了。”
59

我赶快跑出去,医生像那样来了,脱掉帽子,说:“比尔,我害了你儿子。”

我说:“哦,医生,肯定没有。”我跑进病房,他们给他输氧气等等,给他的心脏注射肾上腺激素。他……心跳持续下降。我说我能不能跟他在一起一会儿。于是医生走出病房。我跪下来,把手按在他身上,说:“亲爱的神,这一生我的心岂不够破碎的吗?耶稣啊,神啊,再给我儿子一次机会。不要……主啊,作为你的仆人,我全心地祈求你,请你存留我儿子的性命。他对我那么好,在聚会上帮助我,他对我忠诚。我需要他。神啊,不要取去他。我求你不要。”
60

我观看,看见一个异象,他像那样跌倒,翻转,好像前几个晚上我在异象中看见他的一样。我看到两只大手臂像这样伸出来抓住他,开始托起他,像那样托上去。我站起来,比利转过身,身上黑极了。他的嘴唇肿胀,眼睛相当红,变黑了。

他说:“爸爸,你在哪里?爸爸,你在哪里?”
我说:“宝贝,我就站在这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阿们!
61

让我告诉你,如果不是为了神,一剂量的药物就害了我的儿子。它几乎没什么,在磺胺药等等上,在前线为小伙子们和类似的事上,青霉素帮助了很多人,但你得留意,它也杀死了几百人。是的。

但如果它会杀死一个人,我想要指的是,这是我的要点,如果它杀死一个人,就是狂热。如果为病人祷告,那个人死了,你就要称它是狂热,那么这个也必须是狂热。对吗?
它不是狂热。只是人们不能推理出事情,人们不可理喻。我们亲爱的美国人在那些事上是我在世界各国中所看到的最不可理喻的人。是的,很不可理喻,他们不想听。他们不想坐下来好好想想。
62

我不是指你们相信这些事的全福音的人,而是众教会。我的弟兄们,我丝毫不反对我所来自的浸信会教会。长老会、路德派,不管他们是什么,他们是我的弟兄。但是那么不可理喻,因为宗派已经树起了障碍,信条等等把他们切断了。

一些人相信。不要告诉我。他们来到我的牧师住宅,跟我交谈,拥抱我,搂住我,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相信,但如果我相信,就要被逐出教会。”
我说:“神祝福你的心,你在这里被逐出去,就会被带去那上面。”我说:“你只要任由事情发展。”
63

我宁愿,弟兄,这成了饭票。我宁愿俯卧在地,喝溪水,吃苏打饼,却传讲真理,也不愿一日三餐吃炸鸡,却不得不妥协。是的,是的,先生。要有真理。

要讲道理。今晚我们可以证明,若不是因为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全国成千上万人今晚就在坟墓里了。我们彼此辩论。要讲道理。神行合理的事,我们要讲道理。
64

呐,再讲一两点评论我们就结束。医生是怎么发现他们的药物?首先你知道,有人解决了,得到了它,他们搞清楚了,发现它会起作用,就把它写在一本书上。另一个医生拿起医学期刊,说:“哦,这个做了什么什么,我要开始练习。”

他们就是这么做的,他们通过阅读或听来发现它。对我们来说,信心是从看或听道来的。今晚我所做的事,你们认为这些异象等等那么神秘,我是从一本书上读到它的。哈利路亚!这本书就是圣经,它的作者不是一个发明家,他就是造物主自己(阿们!),他应许了神的医治。他写了这本书,他默示了这书。它是神默示的道。
65

我像你们一样在这里读到,别的医生行医取得成功。我读到使徒和先知看异象,行神的医治,取得了成功。我有权利,这是我的医学期刊。阿们!我全心相信它。我在它上面取得了成功,不因为那是我,而是因为我遵循这本书的说明。阿们!哈利路亚!

当耶稣在世上时,他施行他所传讲的。我喜欢他这点。他施行他所传讲的。他不需要什么X光,他就是X光。他看到什么是错,他不需要X光,他今晚是一样的。他不需要什么药物来刺激生命,他就是生命。阿们!他不需要什么治疗,他就是医治。阿们!他今晚是一样的。他叫死人复活,证明了他是神的X光。
66

神透过时间长河往下看,不但看到你心里的肉体,也看到你心里的超自然。他看到你的想法,阿们!耶稣看出他们的意念。谈到X光(阿们!哈利路亚!),他就是神的X光,他不但过去是,现在还是。他今晚是神的X光。他告诉你,他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他知道你的一切。他对你的认识, 超过了你对自己的认识。

他是生命的刺激者,他是生命的赐予者。他不需要给你维他命,他就是维他命,维他命J-E-S-U-S,我所知道的最好的维他命,我唯一关心的维他命。阿们!J-E-S-U-S,有时间试一试,它们很奇妙。祝福和属灵的维他命落下来。哦,我多么爱它们。阵阵维他命,淋在你身上,确实是。
67

他复活后,证明他仍是同样伟大的耶和华。那天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那些门徒走在那里,革流巴和他的朋友去以马忤斯,在那旅程上,当耶稣跟他们进入屋里,他在那里行了一件事。整天他们与耶稣同行,他们却不认识他,但当他进去,让他们坐下,然后他像过去一样行了一件事。没有别的人能像那样行事。他以过去行事的方式行事。

我相信那不只是历史,那是个比喻。弟兄们,原谅我,但那是个预言。今天我们走了很长时间,但到了傍晚,他像过去一样行事。现在时候晚了,到了傍晚时分。今晚耶稣让我们关在这房子里面。他可以像过去一样行事,如果他能找到材料让他跟他们一同关在里面的话。阿们!我们要讲道理,因为这是傍晚时分,他在这里。让我们在祷告中跟他说一会儿话。
68

我们的天父,先知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曾有一日,太阳在东方的地平线升起,照在犹太人身上,洒下圣灵。大神迹奇事发生,使徒藉着伸出手来,带下神的大能,医治病人,看异象。他们照耶稣吩咐他们做的去做。

太阳下山了,不是一路下去,而是这么一天,不是黑夜,也不是白昼。它越过了列国,现在是傍晚,照在西方的世界。你应许了要发出同样的日光。赞美神!云正在散去。降在五旬节的同一个太阳、同样的结果,又回来了。因为他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
69

父啊,今晚我祈求你,当我们把世界关在外面,凭信心把自己跟耶稣基督关在一起,在心里推理:“如果他这样说了,他是永恒的,他无所不在、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他能行万事,因为他已经从死里复活。”父啊,我们祈求你让他今晚在他的儿女面前彰显,使他们能看到这不是虚构的,而是被神的道解释了,结果证明它是真的。

父啊,让我们辩论。如果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伟大的耶和华,他造了星星月亮,把它们安在天空,造了整个太阳系,造了地球,行了这一切事,如果他今晚与我们同在这里,邀请我们归向他,为什么我们要疲乏呢?让我们挺直我们的肩膀,凭信心接受神,今晚举止像永生神的儿女。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70

主祝福你们。对不起,我留你们超过了我说我要留的时间。但现在让我们讲道理。耶稣在这里。他已从死里复活。他应许无论哪里有两三个人奉他的名聚会,“我就在他们中间。”他这么说了吗?毕竟,异象不那么虚构,是吗?真实,是神。无需猜疑。

呐,朋友,我对这个一直很谨慎,有时候你们去看到事情像那样彰显。至于说,你们从未听到我说:“神立我作他的先知。”我听到人们说,他们在磁带上获得,当默示临到时,但那是主在说,不是我。瞧?最好让主告诉你,不要我告诉你。瞧?你可以更多地相信主,你有权利怀疑我。
71

瞧,我有点回避那些事。我远离人们,因为我不喜欢,有人说:“哦,伯兰罕弟兄这个那个。”甚至没有把我放进其中。瞧?那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瞧?只要仰望他。有人说:“哦,如果我……如果我能去,上讲台,他就会为我祷告。”

那跟它没多大关系。不是触摸我,而是触摸主,瞧?你只要把你的信心放在那里,触摸主,感到是不是有东西落在你心里,说:“是的,现在结束了。”瞧?
72

不久前,趁我们安静一会儿,我在一个地方举行聚会,他们有个房间给疯子和精神病患者。我走进房间,我永远忘不了。弟兄们带我进去后,我走进房间,哦,有人穿着约束衣,举止失常。

73

那天晚上,有个很著名的传道人在那里,他有个国际电台。我不想说出他的名字,他可能不喜欢这样。他属于一个跟这教会不同的宗派教会,他在那个地方。

我走进去,有个可爱的年轻妇人坐在那里,她说:“你好,伯兰罕弟兄?”我说:“你好?”我说:“哦,”有人跟她坐在那里,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愿先服事我的女儿吗?”
我说:“谁是你女儿?”
他说:“就在这里。”
我说:“你?”
我说:“你在这个精神病院做什么?”
她说:“我想我属于这里。”
我说:“哦,姐妹,是什么问题呢?”
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想知道。”
我说:“哦,对我来说,你举止不像精神病。”
她说:“哦,我把我的故事告诉你。没问题吧?”
我说:“没问题,夫人。”很可爱的妇人,看上去大约二十三、四岁。看上去好像任何男人心里的女王,穿着非常整洁、漂亮,模样干净的人。
74

她对我说,她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在一个良好的家庭长大。这是我父亲。”她说:“我长大了是天主教徒。”她说:“我被教导要做正确的事。”她说:“但当我是女孩子时,”她说:“我跟一个喝醉酒的男孩出去,开始了喝酒、抽烟等等。我成了一个长期的酒鬼。”

这里的某处有个女士,她通常在这里的某处录音。那天她写信给我。一个女士的酒瘾在哈蒙德市得了医治,可爱的人。她是个十足的酒鬼,你去拜耳利那里,问任何医生,一个十足的酒鬼能不能藉着什么药物得治愈。我告诉你,他们有这一切的戒酒者协会。我有几打人进去那里,出来,一两年后,他们又像从前一样喝酒。但是有一个被耶稣基督完全释放的女孩。是的。我们彼此辩论,瞧?医生不能做的事。
我要停止谈论她,我在说可爱的事,现在她就坐在这里,瞧?
75

不管怎样,这个年轻女士,她说:“我开始喝酒,被带去卖淫。”她说:“后来我被送去好牧人之家。我在那里度过了一段时间。当然,我在那里没事。但我一出去,酒瘾没有出去,只是一段时间,我又开始喝酒,又开始卖淫了。我只是一个酒鬼,无能为力。我去戒酒者协会,接受那个治疗,在里面待了一段时间。那对我没有一点益处。当我闻到威士忌,我又准备喝了。”

76

她说:“下一件事发生了。当我二十一岁后,他们送我去妇女监狱,我在那里服刑一年多。当我出来后,我又开始喝酒。有人告诉我换教会,说我应该成为新教教会的基督徒。”她说:“我换了教会,”她说:“这对我没有益处。我还是一样喝酒。”她说:“我接受了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这对我没有一点益处。”她…

我说:“我想问你一件事。”
我说:“姐妹,在你内心里,你绝不想那么做吗?”
她说:“是的,先生,我绝不想。”
我说:“有东西驱使你做。”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那是魔鬼。”她说,我说:“这可能古老,但它是魔鬼。”
她说:“伯兰罕先生,我一直都相信。”我说,她说:“你会建议我加入你的教会吗?”
我说:“我没有教会要加入。”但我说:“我要你去我所去的同一个教会。”
她说:“我会很高兴那样做。我怎么做呢?”
我说:“现在跪下来。”瞧?于是她双膝跪下。我说:“现在你真正地对神真诚,祷告。”
77

哦,我听她祷告。她举起手,承诺神,如果神帮助她,她就决不喝酒,然后起来,走过来。我坐下听她,低着头。她走过来,跟我握手,说:“伯兰罕弟兄,我确信要出去重新开始。”

我说:“姐妹,它没有结束;是的,它没有结束。”
她说:“哦,我会尽力而为。”
我说:“是的,但它没有结束。”
她说:“哦,我该怎么做呢?”
我说:“我们再祷告。”我们跪在那里,她开始祷告,她哭了起来。我按手在她身上,说:“亲爱的神,这个可怜的人被这魔鬼和这里的环境捆绑,看看她在哪里,她不想那样做。撒但,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78

几分钟后,她举起手,继续祷告,突然停了大约两分钟,以后又举手,看着我。那双黑色的大眼睛,眼泪流下来,她说:“伯兰罕弟兄,一件事发生了。”

她说……我说:“现在结束了,姐妹,现在结束了。”
大约两年后,我在街上遇见她。我正在家乡付电费,这个女孩喊我。
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正想询问你在哪里。这是我丈夫,这是我孩子。从那天起,我再也不渴望威士忌了,我得了释放。”
79

瞧,朋友们,这不是知识上的,必须是从这内心来的。是的。一件事必须发生在这里。神祝福你们。愿它今晚发生在这里。愿又真又活的神在这里,从你们的头脑里出来,进入你们的心里。你说:“哦,耶稣啊,是的,这是合理的。你若在这里,能使其他这些人痊愈,你也能使我痊愈,我现在接受。”继续在心里这样说,直到不久有东西锚在心里,你知道你得医治了,就像你知道那件衬衫是白的一样。这时它就结束了。是的。

你就会向邻居探过身子,说:“一件事发生了。”是的,先生,它必结束。是的。神祝福你们。
80

比利·保罗,你在哪里?不要总是藏在我身后,我看不见你。什么?K,好的,那我们就从1号开始,K1号。我们要叫一些人站上来。谁有K1号,请举手好吗?你说了K吗?[原注:磁带空白。]

81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现在我们要花一些时间。对不起,这么晚了。也许明晚我只是下来,让人们排队上来。呐,你们有祷告卡的,拿着它们,因为我们无论如何都会为你们祷告的。瞧?若神愿意,我们会领你们上来这里,为你们祷告。我要看主是不是会以别的方式祝福,我祈求会这样做。你们为我祷告,好吗,朋友们?瞧?

哦,我会有怎样的感觉,如果我能从这里出去……瞧,现在就有那压力。呐,如果一个病人站在这里,一点信心也没有,人们说:“嗯,我还以为他知道那些事,我还以为基督告诉了他。”瞧?就是这样。
82

呐,你们底下有多少人今晚想要得医治,请举手?让我们看看,不会被叫到台上的。好的,你看这边,并相信。要有信心。我是指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让我们看看你们现在举手。呐,如果我叫到你没有祷告卡……你有祷告卡,无论如何你会上讲台的。我要那些没有祷告卡的回答。当然,我不能在这里说,我必须跟随主的天使引导我的方式,或带领我走的方式。我只是跟随那个。

呐,成就事情的是你的信心。呐,有多少人通过站起来往里看明白我的意思?像这个人站在这里,说:“哦,这人有什么问题?”我跟他们说一会儿,我有个办法知道。当然,那是在我和神之间。瞧?我去迎接圣灵,将自己完全交托给他,留意他说什么。我感到这人的灵运行。我看,这人是个信徒,会好起来。我可以跟那人交谈,因为他们是信徒。
83

伍德弟兄,人不够吗?你不可以……不,哦,一切都好了。如果你……瞧,我像平常一样上去,有压力。瞧?我进去。比如说有癌症。当那个离开我时,这比讲两个小时的道更糟。瞧?也许那样不行。我回头看病人,他们还在底下,他们应该在这上面了。

瞧,唯一可行的事,就是提升信心。任何人能得医治的唯一方式……神的医治是藉着信心。对吗?你能得救的唯一方式是藉着信心,不是藉着去做某件事.你必须有信心,不是藉着行为,而是藉着信心。瞧?
84

呐,这里有个人站在这里,也许有癌症。我会观看。他们会说:“呐,我知道他不认识我,因为我从未见过他。”

哦,主会说:“那人有癌症。”
哦,这可能使他们有点震动,但还不能成就事情。然后你马上击中另一件事,说:“哦,你有某某东西。”
哦,那人可能站起来,说:“哦,是的,他可能是对的。”瞧?
你跟那个人在那里呆久一些,领他们去到他们真正接受的地步。呐,这不表示他们得医治了,这表示在他们身上的那个生命死了,走了,癌症里面的生命出去了。你下去的时候,它又可能回来。
85

但当你在录音带上、在这里听到它运行,因为我们听录音带,我们听所说的一切事。瞧,当你听它说:主如此说,异象回来,那不是我。我没有进入异象,是主自己领我进去的。异象回来,当它发生时,我看到在队列下,主说做什么,就把有关的事告诉他们。

呐,此时病离开了他们,他们下去,感觉很好、奇妙,如果他们持守那样的感觉……我一生为人祷告,在有关的事上真诚,事情还从来没有不发生的。想一想。我为一件事真诚地祈求神,一生还没有……我现在讲道了二十三年,我一生祈求神任何事,他没有不赐给我的,或者是告诉我为什么他不给我。是的,他是神。哈利路亚!
86

我真是全心地爱他。仿佛我在你们一些人看来像个狂热分子。但我告诉你,有时候好像有东西临到我的心,当我想到主时,好像这颗心要从我身上鼓出来。主在这里,就在这里。神的天使,现在站在离我不到两英尺的地方,站在这里。巴不得你能感觉到。他常在我右边。

昨晚我忘了留下那些照片,让你们能看到它们。它在右边进来,在照片上去到右边。瞧?
87

愿主恩待你们。我要快点,为人祷告。现在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亲爱的弟兄姐妹。伍德弟兄,你们在这里帮忙的所有人,比利在哪里,不管在哪里。博兹弟兄,你留意,不要让我呆太久(瞧?),因为这星期我要结束。现在你们安静地坐一会儿。你们愿意为我这样做吗?只要安静地坐着,敬畏,祷告。只要为我祷告,我不会花很长时间。我们会让你们几分钟后出去。

好的,比利·保罗去哪里了?说什么?哦,是伍德弟兄,是的,好的。人……在台上的原因,我知道比利的灵。我知道他的一切都有问题。当恩膏临到我时,我能感觉到事情临到我,我寻找比利,他在哪里。瞧?我找不到他。
88

他一直跟我在一起,我把他抱在怀里,把他的奶瓶放在这里,没有妈妈,你知道。我得当妈又当爹。我们支付不起整夜烧火。你知道我怎么保持他的奶瓶温暖吗?我把它放在枕头下,放在我的脑袋下,保持奶瓶温暖。当他晚上醒来时,他妈妈死了,你知道,我给他的……我有一个可乐瓶子,上面有奶嘴,让他能在晚上吸奶。哦,我们经历了艰难的日子,但我们在一起,神对我们很好。我希望他成为传道人。

89

好的。神祝福你,女士。姐妹,我想你我彼此是陌生人,是吗?你不说英语吗?哦,你说英语,好的。很好。只要你能说英语。呐,我只想跟你谈一两分钟。我不认识你。耶稣知道你,如果你……你出生在瑞典吗?哦,我们出生相隔许多英里,是吗?哦,那我要对你说,你来自一个好国家,一个很好的国家,瑞典。

你知道佩特罗斯弟兄、利易·佩特罗斯弟兄吗?他是个好人,是吗?我爱他;他是个非常亲爱的人,那么好的人。呐,你知道我跟你说话是为了某个原因,是吗?我说我跟你说话是为了某个原因。因为我在让你安静,瞧?我要你安静,你刚才有一点紧张、不安。那就是为什么我像现在这样跟你说话。我要你平静、安宁,这样你就能得到在这里的益处,瞧?
90

呐,我对你一无所知,这是我们一生第一次见面,如果耶稣告诉我,你上来这里求他什么事……你上来,不是要看伯兰罕弟兄,你上来要看主耶稣。呐,你相信我就像这麦克风。瞧?这麦克风不会说话,除非有东西通过它说话。瞧?它只是一块金属,必须先有个声音在这里撞击它,然后它就会发出回音,传出去。呐,我就是这样,我就像麦克风,瞧?

这背后必须有某个真正的智力,某个东西知道你,知道你的一切,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藉着这双嘴唇说话,那样说出来。对不对?会众相信,你们会众信吗?瞧?因为我们互不认识,但主可以告诉我。你就相信主。
91

你来接受祷告的一件事是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是……当然,你戴着眼镜等等,因为你的眼睛不好。我看到你在家里等等,嗯,在家里非常搅扰你。你还有别的问题,那是在你的胃里。你有胃病,很糟糕。你胃里有个漏洞,那里有个肿瘤,你胃里有某种肿瘤。

呐,我看到你不是从这里来的,你来自别的地方。你…是的,是种麦子的地区,在明尼苏达州上面。你来这里接受祷告。是的。你现在相信吗?你可以回到明尼苏达州,好了。耶稣基督,请医治我的这个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
92

我们来彼此辩论。好的。姐妹,你来的时候要对神有信心。我一生从未见过你,据我所知,从不认识你。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知道我们俩,是吗?你晓得有样东西在这里,是吗?如果是,如果你有个感觉,就像相当甜美的东西,请你向公众举手,让他们看见,好吗?是的。它就是你们在这张照片上看到的那道光,那是主耶稣。

呐,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看上去像个非常健康的妇人,我看着你。但我看见你离开我。我看到一件事发生,是在你的肋骨下,在你的右侧。是膀胱,胆囊炎。我在那里面看到,显示你的肝脏,你的肝脏上有个肿瘤,正在突出,成为一个鼓出的地方。你处在紧张的状态。圣灵如此说。那是真的。你现在相信吗?
93

亲爱的天父,知道这妇人行走在死亡的阴影里,现在她站在生命和光中。神啊,愿黑暗被翻转,光明照进来。愿她活着,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现在去相信,欢呼。你的病使你紧张极了,现在不要担心。去快乐,你痊愈了。阿们!

94

赞美神、我们的主耶稣。他从死里复活了,他直活到永永远远。他绝不可能失败。他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全能,哦,他是一切。我多么爱他。他多么奇妙。主说:“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唐宁姐妹,我现在想跟你说话,因为我知道你坐在那里。但你正在思想你妈妈的事。你瞧?你正在为她祷告。我刚才捕捉到了。现在不要怕,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瞧?我认识你,那就是我看到你出现的原因,我看到了你妈妈,看到你来。我刚好在异象中认出来了,那是你。
95

有别人从这边拉动,但那是在胸部和肋旁。是坐在这里有胆囊炎的这个妇人,坐在那边末端。

如果她相信,是的,女士,是你。是的,站起来一会儿。现在去痊愈,那边末端的女士。姐妹,神也祝福你,你若患了胆囊炎,你也相信。我在异象中看到的女士在那里,她穿着外套。愿主祝福。
我们爱不爱主?我们的主耶稣多么奇妙。他真是太真实了。呐,巴不得你们能意识到那是他,瞧?那是无所不能的神。
96

我看见一位女士。我要看她一下,因为她低下了头,闭着眼睛。她有红色的裙子或钱包之类的。她头发灰白,正在祷告。她坐在这排。她正竭力接触主耶稣,因为她知道她不能来讲台。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姐妹?灰白头发、坐在这里、正在努力祷告的女士,你相信吗?你想要心脏病好起来,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吗?好的,现在你周围都变亮了。我相信主垂听了你的祷告。现在去吧。神祝福你。

97

哦,主太真实了,巴不得你们能相信他。哦,太好了!姐妹,你的神经问题得医治了,刚才我站在那里时,一切都离开你了,你只管回家,欢喜,说:“感谢亲爱的主。”去吧,好了。阿们!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我多么爱他,他太真实了。

好的,病人。你好,姐妹?你相信吗?好的。我相信你也相信。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好的。我很高兴知道,我很高兴现在认识你,但我很高兴知道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你知道这点。我一点也不知道,但神知道。他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他可以告诉我。如果他告诉我,你会相信吗?
98

现在只要有信心,真正敬畏一会儿。不要怀疑,只要有各样的信心。刚才举了手的女士,当你旁边的女士得医治时,你在那里那么关心得医治。瞧?你关心。嗯,因为你有高血压,你太想要高血压好起来。你瞧?是的。但我相信现在高血压结束了。在我告诉那些人之前,我在等候。阿们!

只要对神有信心。是的。坐在那里哭泣的女士,有点魁梧,现在正看着我。主的天使站在她头上。会众,你不能看到那个吗?瞧,就站在这里。你不能看到那光悬挂在这里吗?呐,那里的妇人,我医不了她,但她有胆囊炎,她想要得医治。是不是?如果你相信,就能得医治。是的,先生,神祝福你。
99

坐在你那边的男人有动脉硬化,他也想要痊愈。他认为神会医治他,是吗,先生?你相信神刚才这样做了吗?我要问你一件事。当我跟妇人交谈,她错过了医治,去到了你那里,这时本着至高的恩典,当它去到你那里时,一个相当奇怪的感觉扫过你,是吗?因为你不知道那妇人为什么举手,是吗?瞧,她错过了医治,因为天使正离开她,去到你那里,对不对?如果是,请挥手,相当古怪的感觉。是的。弟兄,它结束在你身上。你的信心得到了异象,阿们!

100

主奇不奇妙?哦,没有东西像我们的主耶稣。只要有信心。好的。你全心相信吗?我必须跟你交谈,因为它在这里。你在这里是为了别人。不是为你自己。我现在看到,是一个年轻人。那个年轻人在医院里。他穿着某种制服,看上去像是空军制服。他在空军里。他把脖子或类似的东西折断了。你在这里关心那个年轻人。那是主如此说。你手里拿着手帕,去,把那手帕拿去寄给他,放在他身上。要对神有信心,男孩必从病中出来,痊愈。

101

好的,朋友。你相信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对基督来说不是陌生人。那个坐在这排的瘦子有心脏病。是的,你相信吗,先生?你的肺也有问题。你相信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吗?我曾看到你站在讲台上,跟随你回到座位上。你坐在那里祷告。你相信主医治了你吗?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神祝福你。去,痊愈吧。

哦,主奇不奇妙?女士跟我是陌生人。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我们彼此完全是陌生人。是吗,女士?我们确实是。我们在这里。我相信刚才当我讲道时,这个下午或晚上的聚会上,我正在谈论黑人的事。年轻的奴隶举止表现好,因为他是……他是王的儿子。我们也应该那样表现好。
102

我跟你是陌生人,你跟我是陌生人,我们一起站在这里,互不认识,你是个黑人妇女,我是个白人,我们俩都爱主耶稣。他受死要拯救我们俩,领我们到同一个天堂。有一天一切都要结束,姐妹。我们永远不要再站着为对方祷告了。耶稣要来。他是我们所爱的,是我想要对会众说的那位,他在这里。

你患病,我看到你想要从床上起来。你几乎起不来,你有关节炎。是的。异象正在移动,你无法隐藏你的生命。你也在离开桌子,特别是离开油腻的食物等等。你有胃病。是的。你有……你很紧张。你极度紧张。有时候你认为你快要离世,失去理智。正是这个导致你的胃病,因为它使你的胃陷入痉挛中。你好像是消化不良,当你吃东西到嘴里时,有东西涌上来。
103

喂,你不是从本地来的。你住在一条大河旁,河流经的地方旁边。我看到你走在路易斯维尔第四大街。你是从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来的。是的,是的,先生。你是阿尔伯塔太太,你姓李。对不对?现在你的神经质没有了,对不对?你得医治了。现在你可以回家,痊愈,奉耶稣的名。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永生的神。”你相信吗?要有信心。讲道理,朋友们,耶稣基督在这里。
女士,你想要妇科病好起来吗?请举手,说:“我接受耶稣。”阿们!去全心相信,你可以痊愈,好起来。
104

你全心爱主吗?那就全心相信他。神能医治你的眼睛,使你痊愈。你相信,是吗?肯定的,继续相信主,说:“我相信你,主啊。”他不想要你眼瞎,他要你……你要你看见,等等。现在只要全心相信主。去,痊愈吧。

姐妹,死亡的影子,叫做癌症,但神无所不能。你相信吗?他此时可以杀死癌症,让它死得精光。你相信吗?我谴责这病,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它从妇人身上出来,阿们!现在去,全心相信,说:“谢谢你,主耶稣。”
105

神能医治心脏病和其它任何东西。他能使一切疾病痊愈。你相信吗,年轻女士?请举手,说:“我感谢主。”是神经问题带给你心脏病。现在去相信,你必痊愈,不再有心脏病。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关节炎对我们的神算什么?他能使你痊愈。你信不信?像年轻女士一样从这里走过去,奉主耶稣的名,走出去,痊愈。阿们!
你相信吗,妈妈?我…恩膏在会众中太强烈了,我变得那么虚弱,几乎不能站在这里。但我看见一个身上有结肠炎的人坐在这里,结肠炎,运行在……是的,女士。你全心、全魂、全意相信吗?我看到一个大诊所,像是梅奥弟兄诊所。你到过梅奥弟兄诊所或某种诊所吗?移动了,我像是看见一个大尖塔。你全心相信耶稣必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吗,女士?你可以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哈利路亚!要对神有信心。
106

比利,这是你的下一个病人吗?要有信心。你相信吗?如果我告诉你现在得医治了,你会接受吗?你会吗?那就走下讲台,说:“谢谢你,主耶稣。”你永远不用注射胰岛素或任何东西。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如果你相信的话。阿们!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哦,在会众头上,何等的时候!福哉!爱的捆绑,彼此以爱连结。若我今晚在你们的心里蒙恩,靠着全能神的圣经和复活耶稣基督的印证告诉你们真理,他必医治这里的每个人。你若能信,主已经做了这事。
107

女士,你是病人吗?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耶稣必使你痊愈吗?如果我告诉你说你有什么问题,你知道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会接受吗?你正在遭受车祸的折磨。你摔倒了,里面撕裂了等等。不,是你背后的女士,是一个异象回到那里,说……是这里的女士。是的。你全心相信吗,女士?神祝福你,去吧,你的信心真的使你痊愈。

让我们说:“赞美主!”哈利路亚!他站在这里。你相信吗?现在赶快站起来接受主,就在你所在的地方。当我们祷告时,你们此时向他举手。
108

神啊,天父,奉神儿子主耶稣基督的名,主啊,此时将你的祝福浇灌在这群会众身上。神啊,你站在现场,无所不能,怜悯这群会众,医治他们每个人。主啊,请应允,我奉神儿子耶稣的名求。

你们手举在空中,大家现在把手举起来。把手举高,做我告诉你们做的事。跟我重复这些话:“主啊,我相信。撒但,你被打败了。我得了医治,奉耶稣的名。”[原注:会众跟着伯兰罕弟兄重复。]现在将赞美归给神,你们可以得着你们所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