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911 不受欢迎的基督

1

很多疾病和不好的事情……死亡隔断了一些人。疾病隔断了另一些人,失望隔断了一些人,但神再次把我们聚集在一起来服侍他。我们为这些事情感到高兴。

现在我们聚集在一起,我想说几句关于我们上次海外聚会的事情,你们都为我们迫切地祷告,求主给我们好的聚会,神这么做了。我们很高兴地说有很多灵魂得救了,这是最主要的事,就是灵魂得救,在神的国里重生。
你知道,传讲十字架让人瞩目,带来患难,动荡,我们不能盼望不经历这些。当这些来的时候,我们必须接受。所以,我们离开苏黎世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我在这里给你们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2

我们都知道,教会的第一个改教者是马丁路德,第二个是慈运理。慈运理去了瑞士,在苏黎世圣经第一次被翻译成了英文。整本圣经第一次在瑞士的苏黎世被翻译出来。他们仍然持守着慈运理的思想。慈运理的翻译否认耶稣是童贞女所生的。他不相信耶稣是童贞女生的。他们说耶稣是约瑟的儿子,“被称为神的儿子。”

我们相信他是神的儿子,是父神所生的,借着创造生了他。
著名的葛培理,几乎人人都知道他,他在我去之前在那里有一天的时间。他们真是批评那个可怜的孩子,嘲笑他。他们不需要那么做。他们说他把头发烫卷了,说他来教会就像上舞台一样,而不是去教会,说他像个表演的,像个美国卖肥皂的销售员,说你十英尺外都能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说了好多这样的话,嘲笑这个孩子。为什么?不应该这样。
3

我听过葛培理,他传讲主耶稣基督的至高神性。这是对的。他说:“有很多人兴起,哲学家啊等等,但耶稣基督是神自己在肉身显现。”

弟兄,我大喊阿们,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的。我是那么相信的。当然了,我看到他们对待他的方式,我马上就站在他的立场上,开始传讲至高的神性,耶稣基督是耶和华神在肉身显现。因着这么做,在那五个晚上的聚会里主给了我们五万个灵魂。后来他们听说我们要去德国……在那里是国家跟教会一起的,教会告诉国家做什么国家就做什么。
很多时候我们经常教导……这里要是有朋友是天主教徒,我这么说绝对不是在诋毁你的教会。不是的,先生。我有成千上万天主教的朋友。但我们经常认为早期的时候,当天主教会把教会跟国家连合起来,在教皇的罗马那个时期带来了极大的逼迫。但弟兄,新教也是同样的糟糕,甚至更糟。
新教教会对待我比天主教会对待我要加倍的恶劣。他们去到那里,去到德国,对德国政府说不要接待我,说我绝对是抵挡他们的教导,说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冒牌的,不要接待我。
4

他们在那里有一座能容纳三万人的体育场。他们拒绝我使用一个普通的足球场,因为那个归政府所有,是希特勒建的。于是他们出去搭了个帆布的大会场,可以坐大概三万人,要是把周围打开的话还能在后面坐更多人。棚子下能容纳大概三万人。他们捎信儿说我是个骗子,绝对不要接待我。

后来政府坐下来说,拒绝我来。我的一个朋友,古根堡博士过来……国家律师协会发话,去到那儿说:“不行,他不能来。我们不会接待他。”
5

于是他下去,那是在美国占领区,在卡尔斯鲁厄,意思是“查尔斯的安息”。他去到美军上校那里,因为那里是美国占领区。他去到上校那儿说:“为什么我们不能让这个美国的布道家来呢?他们让葛培理来过啊。为什么我们不能邀请这个弟兄来。”

上校说:“我看不出为什么不能。传道人是谁?”
他说:“是伯兰罕弟兄。”
上校说:“伯兰罕弟兄!他为我母亲祷告,结果她在美国得了医治。”所以,弟兄,门就这样打开了。不管那些人说什么,门打开了。他们开了门,我们就进去举办聚会了。
6

第一天晚上进去,人群中……我们不能传讲神的医治。我们避免碰这个主题,不为病人祷告。首先我们要把他们带到福音上,首先要确定了。为了避免在把我带过去的时候,被躲在丛林里的枪手枪击,他们派人把我团团围住,这样他们就没法瞄准我了,直到我进去了。第一天晚上我们受到了攻击……只是一个狂热份子。我安全进到了车里。我必须把比利拽进车,因为差点有人打到了他。之后我们进去……

第二……第三天晚上,我们开始为病人祷告,那天晚上他们来到台上,我经历了一生中最甜蜜的经历。一个小女孩……这不是……
7

德国人不粗鲁,他们是我一生见过的最好的人。我告诉你,如果我要是得住在美国以外的任何地方,我会首选德国。他们人很谦卑,比瑞士人强多了。瑞士人没问题,但瑞士从未遭遇过患难。

就像这里的美国人,明白吗?我们这里从来没有挨过轰炸。我们只是……战争一来,我们就靠这地上的富足生活,孩子们去卖命打仗,回来,我们没见过战争。
但那些德国人被打得趴在了地上,母亲们的胳膊被毒气烧伤。他们看到自己母亲的头骨埋在某个地方,怀里还像这样抱着婴孩。他们知道什么叫祷告。他们谦卑、甘心。
8

那天晚上的聚会,所有的报社都在周围,所有的教会都批评,没有一个赞助的。我们举办聚会,还有成千的人没法进到我们聚会的帐篷里。

后来圣灵开始运行,启示临到了我。那里有个女士,圣灵说出她脊椎被肺结核侵蚀成两半了。她被绑在木板上。我说:“解开她。”
医生站起来说:“你不能这么做!”
我说:“解开她,因为主如此说……”她站了起来,满会场跑,完全正常了。她光着脚,来到讲台上。
9

那之后大约十五分钟,他们开始叫祷告队列。这时来了一个大约六岁的小女孩,或者八岁,跟我的小百加一样大,梳着两条长长的辫子。她几乎从台上掉了下去。他们抓着她,把她扶了过来。她走到我面前,开始把……她头靠在这里,开始用小手像这样摸我。她是瞎子,生来就是瞎的,从未看见过。

我们为她祷告,朋友们,诚实地说,我相信即使我是世上最假冒的人,神也会尊重那个孩子的信心的。她像这样用手搂着我,脑袋靠在我胸前。我为她祷告,我对主说:“我离开了百加,你知道,她们在家里哭。但我相信你派我来这儿为这个孩子祷告。”
我把她的头抬起来,她四周看着,说:“那是什么?”
我说:“是灯光,亲爱的。”翻译告诉了她。她能看到了!她妈妈开始尖叫起来,跑到台上。她以前从未看见过她妈妈。她开始抚摸她妈妈的面颊,她说:“你是我妈妈吗?你好甜美啊。”她之前从未见过她妈妈。
10

跟着来了一个男的,这个男的生来就是聋哑人,已经五十五岁了,一辈子没说过话,也没听见过。后来他的听力恢复了,也能说话了。他们用手给他打哑语。我对他说:“说话吧,告诉他重复我说的。”我说:“妈妈。”

他说:“妈妈。”
我说:“我爱耶稣。”
他说:“我爱耶稣。”翻译……他是德国人,却说英文,因为这是他一生唯一听到的。那时他唯一能说的只是英文。他可以说英文,就跟德语一样。他生在德国。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他可以说英文了,因为那是他唯一听到的,就是我对他说的。我要是说:“说妈妈。”他就说:“妈妈。”
我说:“说我爱耶稣。”
“我爱耶稣。”
我说:“赞美主。”
他就说:“赞美主。”
那个翻译不得不再给德国人翻回德语,从英语翻译回德语。第二天,报纸啊等等都像着了火一样。
11

国教教会的传道人,他们一群人过来,想跟我吃早饭,大概有两三百人过来。我猜,差不多就像我们教堂这样满了人。他们来到一家很大的酒店,他们说:“如果这个可以被证明是真的,而不是巫术……”可怜!我说:“而不是巫术?”他们准备好反对教会,出来了,如果那些人不接受的话。

那天早上我过去,我说:“弟兄们,巫术?这绝对不可能。魔鬼不可能跟这种神的医治有任何关系。”我说:“我可以从任何角度反对这点,每个经文都反对这点,没有任何魔鬼的势力会跟神的医治有任何关系。魔鬼里面没有医治的能力。如果有的话……耶稣说:’撒但要是赶除撒但,他的国就必分裂,不能站立。’瞧,撒但不能赶除撒但。医治只能来自耶稣基督。”
12

他们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说:“但我们不明白那些异象,我们真的不知道。”他们说:“我们认为……你得帮我把这个解释清楚。我们认为你能这样,是因为白天你去这些家,给他们祷告卡,晚上让他们上台来。你已经跟他们说过话,所以你知道他们得了什么病,还有他们的生活。”

我说:“弟兄啊,我不会说德语,我……你看,我说出异象的时候,我都叫不出他们的名字,我只能拼出来,拼出他的名字,还有从哪儿来的,比如 ‘w,x,y,o,p,q,r’ 这样,拼出他的名字。我怎么能做到呢?你去问问那些人,问问他们。而且祷告卡是在聚会里发放的。再者说了,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又怎么解释呢?”
他们说:“哦,哦,会不会是魔鬼做的呢?”
我说:“魔鬼能医治吗?如果能的话……”
13

他们说:“会不会是心灵感应?”

我说:“心灵感应能让瞎子看见吗?”我说:“他们对我们的主不也是这么说的吗?他们说:’这人是被鬼附了。’他们看到他预先说出来,告诉人们,他们说:’他被鬼附了。’另外一群法利赛人起来,说:’魔鬼能使瞎子看见吗?’不会的,不可能。”
那天早餐上,他们中有一个著名的德国的摄影师,要为早餐会拍照。
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照相机跟德国的镜头比起来简直就是业余水平。买瞄准镜的都知道,德国的……比如说我们那种小的阿格斯相机,我也有一台,六十九美元买的,有各种配件。这个相机是三十五毫米的。好的。德国的徕卡也是三十五毫米,但价格却是五百美元。这就是差别,六十九跟五百美元的差别。他们的镜头远超过我们任何的产品。
14

他们在那里架起了一台大型的相机,给早餐会拍照。他们问到了那个启示。他们说:“我们觉得那是个骗局,是你搞出来的什么东西,是心灵感应。那些德国人看着自己的卡片或什么的,他们再把那些东西传输给你。”

我说:“那么医治是怎么来的呢?谁说出了要发生的事情呢?”
他们说:“哦,那也许是心灵感应。”
我说:“那么你们就是不信神了。”
“哦,我们当然相信神了。我们相信神,但我们无法……”
15

我说:“弟兄,你只是生来就是瞎眼的,就是这样。你是生来瞎眼的,我怀疑你可能永远都不会看见的。我宁可是肉身上的瞎眼,也不要像这样是属灵上的瞎眼。你们每个人要是完全瞎了,要被人领着走,让别人作你的眼睛,领着你走,这样还更好。这样你们还更好些。因为你们看到了众先知渴望看到的,你们看到了伟人们渴望看到的,但你们还是不信。以赛亚说你们说得不错,’你们有眼却不能见,有耳却不能听。’”

16

他们说:“那个主天使的照片,就是你放在台上的那个,那又是什么呢?”

我说:“那是证明,科学地证明了耶稣基督仍然活着,并掌管。那是同一个火柱,或者说是那个随着以色列儿女的光,带领他们经过旷野,去到应许之地。任何读者都知道那时立约的天使,也就是耶稣基督。他在世界有根基以前就与父同在。他一直都是。他今天也是一样的。”
他们说:“我们听说了你们美国的这种异想天开、神医聚会之类的东西。”
我说:“我说的不是那种东西。那不是主题,我现在说的是我自己的事工。那些弟兄可以为自己辩护,但我说的是我自己的事工。”
他说:“但我们听过那样的东西。”
17

我说:“你要是愿意相信,那你就是一个信徒。要不是不愿意,你就不是一个信徒,就是这样。我无法解释,也不用我解释,因为我要是试图那么做,我就是在试图去解释神。谁能解释得了神呢?神有意这么做,使得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无法解释神。我们是凭信心相信神,不是凭着眼见,不是凭着知识,而是凭信心我们相信神。神必须要凭信心来接受,你无法解释他。你必须接受。如果神可以被解释,那你就不用信心了,要是你能解释的话。瞧,你不用……你能看到细节。”

多少人明白这个?你明白吗?你不能解释神。你必须相信神。这对你是个奥秘,但你必须接受。这建基在你凭信心接受一些你无法解释的东西上。阿们。这是方法。这就是了。瞧,你必须要解释一些东西,相信一些……我是说,相信一些你无法解释的东西。这不可能解释。
18

他们坐在那儿直挠头。你知道神至高的权柄总是在做工,对吗?不管发生什么,神在做工,就在最紧要的关头,就在早餐会上那几百个国教教会的牧师面前,那台德国的大型相机也在那儿。那人拍照,卷动胶卷,就像是三十五毫米的,但有那么大,大的相机像那样拍照,卷动胶卷,不断拍照。

那时,我说:“等一等,我所说的那位就在这里。他现在就在这里,我看到了,他在运行。”那个德国人把相机对准了。
他说:“我试一下。”他拍了一张照片。
我说:“站在这里的这个人。他是三万两千共产党员的领袖,他站在那里。”翻译的人给那人翻译了。我说:“他不是德国人。他是意大利人,他从意大利来。他根本不是德国人。”
他说:“这是真的。”
我说:“你最近刚悔改了。”
“是的。”
我说:“你拿起一本圣经。你从小是天主教徒。”
“是的。”
“你拿起一本圣经。你拿起圣经读,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你接受了。”
他说:“是的。”
我说:“现在你在躲避天主教会,在深山里开了一所孤儿院。”
他说:“是的。”
我说:“你之所以没有吃早餐是因为你胃有病,不能吃早餐。”
“没错。”他哭了起来。
我说:“但主如此说,你得医治了。去吃早餐吧。”一切就都结束了。
19

他们拍了照片,他们拍了……架在那里的那台相机拍了那张照片,各自都拍了。他拍了三张主的天使的照片,后来又拍了五六张,之前也拍了五六张。主的天使降下,再次出现在照相机上;是在他下来,来到我这里时,还有他离开的时候。今早我把他们都拿到了讲台这里,这个传遍了德国各大报章,到处都是。我把这张主天使的照片也拿到了这里。哦!

主耶稣从未失败过,他说:“天地要废去,我的道却不会废去。”他说:“我栽种了,我也要昼夜浇灌。”哈利路亚!“免得有人从我手中夺去,我要昼夜浇灌。”
20

我这里有一组照片,有差不多两打。这里这张照片,就是我手像这样举着的,也许等聚会结束后,我让内维尔弟兄,如果他可以的话,他可以在聚会后给你们看。

这里是传道人早餐会上的照片,你可以看到光在这里,房间是什么样的,在这之前有差不多六张,这之后又有六张。
这就是了。这是我站在这里。那个是翻译。那是古根堡博士,那是博斯沃斯弟兄。这些都是国教教会的牧师,他们有几个团队。好的。
当这个来的时候显了出来。你看,他来的时候,那里没有一点光,什么都没有。
我站起来说:“请站起来,主的天使在这里。”这里就是了。这是当他下来的时候。瞧,我在这儿,站在这儿。他下来了。他们拍下了照片,从天花板那里下来,降下来。你看,大家都在看。这个照片是侧面。
21

这里的这个人,领子是倒过来的,就是这个人跟我交谈。就是他给了……我在跟他说话,这里,他在看着。我说:“这个人的异象就站在这里。你有什么祷告卡?”瞧,看到吗,就是这个。

这个是他已经下来了,你只能看到我的肩膀,这是在异象发生的时候,说出那个人的事情。就是这里,从我脸上移走了,因为异象我一半的脸被遮盖了,主的天使,主的荣耀正在离开。看到这里了吗?这是完事之后,一点都没有了。
22

他们拿到了,传遍了整个德国。现在去到了几个州和不同宗教的杂志上。这是他下来的时候,这是正在运行当中,这个是当他离开的时候。

哦,他活着,他活着。基督耶稣今天仍然活着。在这一切冲突当中,不要担心。他仍是神。他一直都在行事。我对此是多么感谢神。
我知道,在我家乡这里,在这里人们很难理解,尤其是在家乡。当然了,这里是世上最困难的地方,不是你们我的朋友,但耶稣不也说了同样的话吗?在你自己家乡是最糟糕的。他们自己也没办法。人们不想,但他们没办法。圣经必须要应验,必须应验。圣经不能断开,圣经必须应验。耶稣今天仍然活着。
23

朋友们,今天,这个小教会,残破的墙壁,对我们这里的陌生人,我们以最诚挚的心,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把你们当作神亲爱的儿女,欢迎你们来到这里。我们爱他,当我们谈论永生神话语的时候,想今早跟你一同享受这个团契。

我只希望你们能为我祷告。我现在来到了生命中的十字路口。我来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久了。我终于到了这个地步,到了我必须马上做出一个重要决定的时刻了。所以请你们为我祷告,可以吗?
24

我想让你们稍微明白一下。我站在弟兄之间,不代表任何东西,从一个去到另一个那里。我注意到,因为站在他们中间,把我带到了这个地步。

你们都知道,我是在这里的这个小浸信会教堂被戴维斯博士按立的。我经常对你们说,我看到有两类人:一类是浸信会和基要派的,他们对神的话有好的头脑上的理解。另一类是全福音派的,卫理会、天路圣洁派、五旬节派等等,他们有信心。其中一个爬上来,领受了圣灵,但他们太松散了,不知道怎么控制这个。另一个知道神的话,也知道放在什么位置上,但却没有信心与之相配。要是我能让五旬节派的信心跟浸信会的神学调和到一起就好了,你就会看到教会上路了。是的。要是我能这么做就好了。你们五旬节派肆意践踏、滥用那些美好的恩赐,这真是耻辱。
25

我在这里跟你们说些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只想让你们看一看。

我说这些因为这是我们的教会,这是我的家。我在这里想讲什么就……应该说主想告诉我什么。我不是想说“我想讲什么就讲什么”,因为那样的话就成了我自己的想法了。
但有一天我听到一个人说了句话,是讲到马车的。一个人说:“他们的聚会真是太好了。”他说:“但就是灵不够,声音不够大。”
老传道人说:“哦,我以前住在农场。我到农场,赶着马车,是空的。每次碰到一点凹凸不平的地方,马车就会颠来颠去,发出吱吱喳喳的声音。但等我给马车装满了食物和货物,回来的时候,碰到同样凹凸不平的地方,却一点都不会颠簸。一个装满了的马车。”
今天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装满了的马车,知道我们要去哪儿,被圣灵带领。
26

不久前,我对你们说过,你们知道我的神学是什么:救赎的大爱。当你得到了彼此相爱,看到吗?不管别的是什么,拥有多少恩赐,拥有多少这个,多少那个,我们要是没有彼此相爱,我们就失丧了。 就这么简单。

我去到一个人那里。弟兄们,今早我点了教会的名字。我这么做不是想伤害。我去到一个属于神召会的人那里。他不认识我。这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我去到他那儿,我说:“你好。”
他说:“你好。”
我说:“我听说你是传道人。”
他说:“我是。”就在之前……他是神召会的一个著名的人,他想让我加入神召会。他说:“来加入我们,我们是全世界最大的五旬节派组织。”
我说:“我的弟兄,这可能是,但我愿意站在你们中间,说:’我们是弟兄。’明白吗?”我说:“我们所走的路可能相距很远,但还是让我们成为弟兄。让我作弟兄。”
他说:“哦,但我们才是教会。”
27

我正好做过调查。我去到一个人那儿,我站在双方的对立面,想测试一下。我去到这个弟兄那儿,我说:“我听说你属于神召会,你是个传道人。”

他说:“我是。你呢?”
我说:“我是浸信会的。”
他说:“你领受圣灵了吗?”
我说:“是的,我领受了圣灵。”
他说:“你说方言了吗?”
我说:“是的,是的,我说方言了。”
他说:“弟兄,你得到了。哈利路亚!赞美神。这就够了。”
我说:“是的,我领受了圣灵,有说方言的凭据。”我说……
他说:“那你就该从那个僵化的老浸信会出来。哈利路亚。”他说了几句方言。
我说:“是的,我领受了圣灵,奉耶稣基督的名受了洗。”
他说:“你什么?”
我说:“我领受了圣灵,奉耶稣基督的名受了洗。”
他说:“你不可能用那种方式得到圣灵。”
我说:“你告诉我太迟了。我已经得到了。”他说……我说:“我已经得到了啊。”
他说:“哦,你那样是不可能得到的。你怎么竟相信那种异端呢?”
我说:“我不会说那是异端,圣经是这么教导的。”
他说:“离开我的家!我不想跟你有任何关系。”
我说:“好吧。神与你同在,弟兄。”我就出去了。
28

不久前,一个老浸信会的传道人……那是我第一次去凤凰城。他叫科特斯。我去见这个老伙计。见到他后,我说:“你好。”

他说:“你好。”
我说:“我听说你是浸信会的传道人。”这是在很远的地方,就是那个有肺病的男孩在那里得了医治的地方,那里有个肺结核的医院。我忘了那地方的名字。我说:“我听说你是浸信会的传道人。”
他说:“是的。”
我说:“你领受圣灵了吗?”
他说:“你是什么,五旬节派的吗?”
我说:“是的,我是五旬节派的。”我对另一个人来说是浸信会的,但对这个人来说我是五旬节派的。我说:“是的,我是五旬节派的。你领受圣灵了吗?有说方言的凭据吗?”
他说:“哦,瞧,我跟你说弟兄,这没问题。但你知道,我从不……不知怎么的,我就是看不到这一点。”
我说:“那你什么都没得到。就这么简单。你什么都没有,除非你有了这个。就是这样。”
他走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搂着我说:“但我们都是弟兄,对吗?我们去天国,不是吗,弟兄?”
我说:“是的,弟兄,碰巧我也站在你一边。”
29

我说:“那个人借着这个证明了他有圣灵,而另一个证明自己没有圣灵。”是的。绝对是的。这个人有神学,但我一说到跟他不一致的神学,他马上就爆发了,因为他除了神学什么都没有。而这个人,虽然我跟他的神学不一致,他却有基督在那里持守着他。阿们。哦,作一个好的马车,装满了美物,彼此有信心,对神有信心,彼此相爱,主必祝福我们。你们不这么相信吗?阿们。

30

在我们打开这本值得称颂的古老圣经前,让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今天真高兴认识到耶稣为我们而死,拯救我们脱离罪,把我们作为他所爱的孩子,拥有圣灵的恩膏,带到一起,医治我们的疾病,赦免我们一切的过犯,医治我们一切的疾病,使我们如鹰返老还童,展翅上腾。

鹰能飞得比任何的鸟都高,因为他能看到很远的地方,看到要来的事情。今早我们感谢你主,你给了我们鹰的眼睛,圣灵可以看到远处,看到耶稣要来的伟大日子。到时所有的患难都将结束,所有的疾病都将终止,所有的忧愁和死亡都将逃遁。我们为此而高兴,拥有如此的机会,生活在这个伟大奇妙的日子,来传讲福音。
31

我们知道,撒但准备给教会最后一击,因为这个时代一过他就再也不能这么做了。这之后教会将安全地去到她所爱之人的翅膀下。我们意识到他模仿宗教。他行各种的事情。圣经说他像吼叫的狮子,寻找可吞吃的。他如此狡诈,若是可行连选民都被迷惑了。若是可行。但神啊,你是保护那些逃入你怀里作为避难所的人。主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接纳我们。

祝福我们所读你的话。祝福这里的人。主啊,今天我们多么高兴回到家里,不再需要翻译了,不用人翻译别的语言。我们想,等我们回到荣耀的家,就不再需要翻译和口译了,我们都说同一个伟大的语言。巴比伦将成为过去,被遗忘,不再记起,一切都将过去。
32

父啊,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你给我们翻译你的话语。主啊,祝福我们,祝福每个罪人,就是坐在这里的人。在传讲道的时候,愿他被劝服,意识到自己正过着错误的生活。愿他们来,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你,今天投降与你,知道现在是最后的时候了。

愿圣徒被提升,愿我们今天从这里离开的时候,我们的视力得以更新,拥有主的力量。愿病人今早痊愈的离开。愿传讲神的道带来这个。愿每个病人都得医治,那些病得很厉害的人,有的人病了、瞎眼、癌症、心脏病,各种的境况。父啊,你是医治者。今早愿你在圣灵里彰显自己,意识到人里面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医治另一个人,但医治是在人对主耶稣的信心上。愿他亲近我们,以致今天每个人都能接受他们的医治,但在这一切之上,接受他们的救恩。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阿们。
33

今早我想讲一个小的主题,稍微讲一个戏剧。我之前曾经讲过这个主题,有人跟我说让我再在我们教会讲一次。

最近我在肯塔基的坎贝斯维尔。坐在一个地方,一个小旅店里,有一个……那天晚上,在读经的时候我读到一处经文,是关于一个非常污秽的女人的。她向耶稣行了一件非常尊容的事情。
耶稣说到其中一个女人的时候,他说:“无论在哪里传讲这福音都要述说这件事。”
我想,我从未在任何地方讲过这个。我想我就以一个小戏剧的形式讲一下。
今早有人要我……是几天前,问我能不能回到我们教会,今早再来讲一下这个。我祈求……这里可能有人之前在其它的地方听我讲过。我想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讲这个。
34

我们要读的经文是在路加福音7章,从36节开始。我读一节,等你们回家后,你们可以读剩下的经文。路加福音7:36,或者我多读一些,这样会更好。

你知道,主的道永远都是完美的。你知道,我们看到时代过去,看到科学兴起说:“哦,神在那里犯了错误。”过了几年,他们回来说:“你知道,神说的是对的。”总是……瞧,他们用科学证明神是错的,没多久他们就得把他们所有旧的神学都拆毁了,回来证明神说的是对的。所以,我猜神只是坐在天上笑他们,说:“哦,可怜的孩子,你干嘛不醒悟过来呢?来服侍我,相信我是怎么说的。”这就够了。
35

现在我给你们机会翻到这处经文。

有一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和他吃饭;他就到法利赛人家里去坐席。
看哪,那城里有一个女人,是个罪人,知道耶稣在法利赛人家里坐席,就拿着盛香膏的玉瓶,
站在耶稣背后,挨着他的脚哭,开始用眼泪洗耶稣的脚,用自己的头发擦干,又亲吻他的脚,并用香膏涂抹。
请耶稣的法利赛人看见这事,心里说:这人若是一个先知……(你看到吗?)这人若是一个先知,必知道摸他的是谁,是个怎样的女人,因她是个罪人。
耶稣对他说:西门!我有话要对你说。他说:师傅,请说。
耶稣说:一个债主有两个人欠他的债;一个欠五千块银子,一个欠五十块银子;
因为他们无力偿还,债主就开恩免了他们两个人的债。那么,告诉我,他们中哪一个更爱他呢?
西门回答说:我想是那多得恩免的人。耶稣对他说:你判断的不错。
于是他转过来向着那女人,便对西门说:你看见这女人了吗?我进了你的家,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但这女人用眼泪洗了我的脚,并用她的头发擦干。
你没有与我亲吻;但这女人从我进来的时候就不住地亲吻我的脚。
你没有用油抹我的头;但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脚。
所以我告诉你,她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因为她的爱多;但那赦免少的,他的爱就少。
于是耶稣对那女人说:你的罪赦免了。
同席的人心里说:这是什么人,竟赦免人的罪呢?
耶稣对那女人说:你的信心救了你;平安地去吧!
36

你知道,这里有问题。从一开始,这画面看起来就不对劲。你能看出来,这里有点不对劲。这个法利赛人请耶稣干嘛?他没有什么可以给耶稣的。他恨耶稣。法利赛人不喜欢耶稣。他既然恨耶稣,为什么又请他来吃饭呢?通常人请吃饭是因为他们彼此相爱,但这个法利赛人请耶稣,这看起来不对劲,对吗?这个故事哪里不对劲。

现在我们不要匆忙,我们再好好看看这个故事。我们以一个戏剧的形式来思想一下。哪里出了问题。
37

你知道,人们有共识……你知道,爱主的人他们愿意去教会,因为他们有共识。我们在一些事情上有共识。我们来这儿是因为我们都相信这种敬拜的方式。我们相信神的医治,这是为什么你们把病人带来。你不去那些不相信借着神的医治得医治的地方。你去那些相信神医治的地方。他们相信在圣灵里敬拜主。这是为什么你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有。这是交通。

38

这就像我常说的,你看到一个小女孩,她老是跟着奶奶转,那你注意吧。哪里不对劲。她们的年龄差太远了。一个是六岁,另一个是七十岁。哪里有问题。她可能是奶奶很宠爱的孩子,可能是。但你知道,也可能是因为奶奶有一兜子的糖果。这个小女孩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什么?她不想跟孩子们玩,只是跟着奶奶。这有点奇怪,因为小孩子跟小孩子有共同的爱好。小孩跟小孩玩。圣经在以赛亚书这么说的:“小孩子在街道上玩。”

39

你看在德国那里。我见过美国的小孩子跟德国的小孩子,他们都在一起玩。德国的孩子讲德语,美国的孩子讲英语,但他们能玩到一块儿。他们是孩子。他们有共同的爱好。

年轻的妇女之间有共同的爱好,她们跟年轻的女人交往。她们讲各自的男朋友等等的东西。她们彼此有来往。中年人他们有共同的爱好。
老年人他们有共同的东西。比如说老年的妇女,她们讲老年妇女的事情,她们有共同爱好的话题。
40

我们有不同的俱乐部,就像基瓦尼俱乐部。基瓦尼,市里的人,他们聚在一起交谈。他们对市里的社会问题有共同的兴趣。他们想知道怎么把城市建设得更好,怎么供应穷人等等的事情。所以他们有聚集的地方。他们有共同之处。他们想谈论这些事情,有希望谈论的话题。

我妈妈坐在后面,她经常说:“物以类聚。”这句话有很多真理。比如……
你见不到秃鹰跟鸽子有什么交往。他们会很快彼此分开的。为什么?他们没什么话讲。但秃鹰可以和秃鹰在一个腐烂的尸体上谈得来。
41

这就像罪人。他们谈论他们去的跳舞、派对,他们是秃鹰,所以他们喜欢谈论那些东西。但鸽子对腐烂的尸体不感兴趣,他不会去碰的,他简直受不了那种气味。他会远离那种东西。这是为什么基督徒谈论有益的事情,好的事情。罪人谈论污秽肮脏的事情,唱那些肮脏的歌。

我们美国这里已经变得如此羞辱,甚至别的地方的人都想知道我们这个国家的女人怎么了?他们说我们的歌都是些关于女人的污秽的歌,就没有一首好点的吗?
一个组织在那里举办了一次大会。报纸上都刊登了,我当时在那儿。他们不得不把外套搭在那些女人的腿上,这样才能给她们拍照,免得给报纸造成羞辱。她们都穿着短裙,是我们的一个出名的宗教组织,她们去了德国。天哪,秃鹰!是的。“物以类聚。”太糟糕了,但这是真的。
42

我们都是自家人,所以也就像对自家人一样说话。我们想要对自家人说话。这是为什么她们之间没有交通。

白昼与黑夜没有交通。白天来了,夜晚就逃走了;但夜晚不能掩盖白昼。日光与黑夜不能同一时间出现。它们不能在一个地方共存。光比黑暗更有能力,能驱散黑暗。
你注意到吗?蜘蛛,黑寡妇蜘蛛,蛇等等所有这些有毒的动物,爬行动物,它们都是在晚上的时候出没。为什么?它们是属黑暗的,属于黑暗的国度。它们跟嘲鸫等等属于白昼的动物没有交往,因为它们是属于黑暗的。它们的行为是黑暗的,它们是邪恶的,它们的生命是邪恶的。它们要是咬了你会杀死你的,如果没有得着急救的话。它们在黑暗中交往。
43

这是为什么今天大部分的人,白天一半的时间都在睡觉,整晚去玩,瞧,黑暗是行恶的时候,就是在黑暗中。

但耶稣说:“你们是光的孩子,行在光里,你就不会在黑暗中行了。那些行在黑暗中的人不知道自己往哪里去。”他看不到要去哪里。但一个行在光中的人知道自己去哪儿。你可能会有很多的跌跌撞撞,但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这点是确定的。你知道自己去哪儿,因为你行在光中。
44

这个交通……这个法利赛人邀请耶稣。首先我想你知道法利赛人是什么意思。一个法利赛人的意思就是“演员”。你去查一下法利赛人的希腊文,意思是“一个表演的人”。我不喜欢这个。

演员,我们美国太多这种东西了。演员是模仿一个你所不是的东西,表演一个不是你的东西。就像阿普肖议员常说的,他曾经用的口号就是,“你想成为一个你所不是的。”是的。你想行动得像另一个人,你无权这么做。
45

我们美国人,比如说好莱坞。我去那儿看到很多演员。他们在镜头前太久了,甚至他们去到街上……他们扮演过某个人,或以前时代的某个角色,结果他们去到街上发现自己还是在扮演:法利赛人。这不仅在好莱坞,我们在杰弗逊维尔也有。你们看太多电视了,这是原因。是的。演员,法利赛人,想要扮演一个你所不是的,假装。

你不但在街上能看到,在讲台后面你也能看到。你看到在讲台后面的人,他们有一种讲台的嗓子,“啊,我告诉你弟兄。”讲台的嗓子,演戏。法利赛人,假冒为善的人。你在街上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不要扮演什么。我讨厌看到任何试图假装的人。
46

有时,很多姐妹,你知道她们像男人一样,她们假冒。你去到她们家,在外面听到她们说:“约翰!你给我站到边上去!我告诉你不许你去了!”

“好的,亲爱的。”
然后电话响了,“哦,你好啊。”法利赛人,你们这些演员,不要再演戏了!做回自己,正常地做事,自然点,这样人们会尊重你的。不要试图扮演别人,你不是。做回自己。
但所有那些假冒,法利赛人,行得像别人,而你根本不是。我不喜欢那样。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待一个像那样的人。你不知道他的立场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立场是什么,因为他心里想着一个样,嘴上说的却是另一个样,他是个演员。我不喜欢这种东西。太多不对的东西了,演戏。
47

但美国人……这些在外面的小姑娘,只要看到那些好莱坞的女人穿着一些污秽的衣服,没过多久,她们也就穿着同样的东西跑到街上去了。演员,法利赛人,是的。

你要是看到一个在全国有事工的传道人,你会发现跟着就会有一些假冒,模仿的法利赛人演员出现。这出现在生活的每个层面。演员。太糟糕了。为什么你就不能做回你自己呢?这样神会更尊重你的。反正大家也都知道你是什么。你的生命反映了你是什么,所以不要演戏。
48

这个法利赛人要耶稣干嘛?我想不清楚。他要耶稣干什么?他恨耶稣。他想举办一个大的晚宴。

哦,我能想象他在家里的大走廊上走来走去。他们太会演戏了。他走来走去,搓着他的胖手,手上戴着大钻戒,他说:“嗯,我想是时候举行一个宴会了。”他的房间都喷了香水,地上铺着波斯地毯,这个矮胖的法利赛人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他说:“我要是能搞些娱乐,要是能找到一些东西,你知道,我是个很出名的人,在上层社会有很好的名声。”哦,哦,上层社会。这正是今天人们心里所想的,上层社会。我为什么要关心上层社会呢?我想知道耶稣要我做什么。我才不关心什么上层社会呢。让他们关心他们自己去吧,他们是秃鹰,法利赛人,演戏。由他们去吧,耶稣说:“他们是瞎子领瞎子。”
49

德国有个人给我写了封信,说:“请过来。”他要用布把人的头罩上,看我知不知道他们有什么问题,然后他才会跟我谈话。

我说:“你去告诉那个老狐狸,’今天我赶鬼,明天我就得以完全了。’”阿们!阿们!魔鬼,演员!
50

他在那里走来走去,说:“你知道,我是这城里等级最高的人。我说的话在基瓦尼俱乐部很有分量。在圣殿每个人都仰慕我。我是法利赛博士,我是这里的大人物,我有的是钱。每个人都知道,大家都仰慕我。”[伯兰罕弟兄打了个响指]“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能想象他搓着手,“我知道我要干什么了,我知道我要怎么把大家请来参加我的派对了。我会成为全城议论的焦点了。”

你知道,全都是“我,我,我,我,我,我。”这是一种病,太多人有了。“我要做,我做过,我要……”把“我”去掉。耶稣什么时候这么做过?“我要。”瞧,“我要,我有,我要说……”想的全都是“我,我,我,我……”
他说:“我怎么之前就没想到这个呢?”好的。他一下子想了起来,他知道要怎么做了。这时已经很晚了。我看到太阳开始下山了。
51

有人……很多人站在外面。我看到这个人站在那里,从人群中望去。大家都屏住呼吸,坐在那里。他们听着这个人口中所出的话语,因为从未有人这么说过。他在教导。

他看到这个送信的从法利赛人家里出来。他要跑去送信。他整天走,走了两三天了,也许是从巴勒斯坦的最南边一直去到了北边,想要找到耶稣。他终于找到了他,已经比较晚了。他浑身是汗,很疲惫,腿上全是尘土。他只是他主人家里的一个佣人。这是他们的工作。他们有佣人为他们干活,干那些脏活儿。
52

他疲惫地站在那里,踮着脚,心想,“嘘,终于找到他了,我的主人法利赛人……”他看着,过了一会儿,耶稣不讲了,开始为病人祷告。

我可以看到这个送信的过来,拨开人群,他想过去。他碰到一个人,也许是拿单业,或者是腓利。我不知道,我不在那儿,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只是戏剧化一些。
我见他碰到一个人,说:“先生,我想见你的师傅。我主人有封很重要的信要给他。我能见他吗?”
53

刚开始腓利没有太注意他,因为太多人拥挤着耶稣,想让他给他们的孩子等等按手。腓利忙着把人挡在外面。

我见他又抓着腓利说:“我主人有封很重要的信给你的师傅。我能跟他说几句吗,把信给他我就走。”
我见腓利最后把他带到了耶稣面前,说:“师傅,这人好像是从外地来的,他是从一个名人那里来的,他有信要给你。”
我见这个送信的向耶稣鞠躬,耶稣也很礼貌地向这个送信的点头,他说:“师傅,我主人法利赛人西门在他家举行盛宴,他是很著名的人。他要举办一个大的宴会,你知道,他非常善于举办宴会。他邀请你某某时候来,作为他宴会的嘉宾。”我能听到……
54

你要是在那儿,你会怎么做?你可能会做得跟他们一样。他说:“主啊,不可以,你可不想去那个法利赛人那儿。你对他有什么用?看看这里成千的病人。主啊,大家都想摸你。你可没时间去那个肥胖的法利赛人那儿。他钱多的是,他根本不需要你。你没必要去那儿。主啊,别去。”我能听见腓利说:“主啊,别去。”我能听到拿单业和彼得他们说:“主啊,别去,别那么做。那个法利赛人不需要你。他只是个……他有……他是在利用你。他不怀好意,他要搞什么阴谋。”这是对的。

但即使是这样,无论哪里邀请我的主,他都会去的。 他说:“告诉你主人,照着他指定的日子,我会去的。”
55

送信的鞠了躬,转身跑开了,回去见他主人去了。他怎么能这么做?什么让他只是送了信就走了呢?他站在万君之君的面前,耶稣会见了他!他跟荣耀的王见面了,却没有认出自己的机会!他想的全是属世的事情,他主人的事情,结果他没有抓住他的机会。

哦,我真想代替他的位置。我真想什么时候能去到耶稣面前。我为了你们的问题每天去到他那儿,但当我去到他面前的时候,除非我敬拜了他,否则我绝不会离开。
那个送信的怎么就不能跪下来,说:“主啊,我知道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关注了我,我首先要做的是求你赦免我这个罪人。”这才是他该做的。我相信我会这么做。你呢?我相信我会求他赦免我,“主啊,怜悯我。我是个罪人。我没有盼望,没有神。我只是那个法利赛人家里的一个佣人。你能赦免我吗?”但他没有,他有其它的事要做,他要处理这世上的事情,民间的事情。
56

你不认为我们有点被太多那样的事情占据了吗?我们必须得洗车,我们礼拜天不能去教会。“啊,我知道耶稣来教会,但我没时间去。我今天要是不换机油,明天我车的轮轴可能就烧了。”烧了就烧了吧!我宁可让轮轴烧了,也不要我的魂在阴间永远受折磨。不要错过你的机会。这个机会每天都给了这世上的每个男人女人,但他们没有看到自己的机会。

他就在那里错过了。我们总有别的事要做。“我们要照看孩子,我们不能去教会,给这么多孩子预备好太麻烦了。”不管怎么样也把他们带去。“啊,邻居会说闲话的。”你关心邻居说什么?利用每个机会,去到耶稣那儿,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不要被属世的事情缠累了,我们花了太多时间在那些事上。挤到他面前去,你到了他那儿,把自己的魂倾倒给他。
57

不是说:“主啊,你要是给我一辆卡迪拉克替换这个福特,我明年就服侍你。主啊,我做这个那个,那个这个,如果你这么这么做。”

你要过来说:“主神啊,我什么都不是,我里面一无所有,我是个罪人,赦免我。”这才是方法,不要站在远处,当个演员,法利赛人。不要带着那么多的事务,那么多微不足道,毫无意义的东西跑上来。你的车和所有的东西都要废去。关心你的魂!这个才是首要的。在那里纠正过来,直到那个深深、稳妥、超过一切想象的平安,落入你的心里,让你感到耶稣已经把你一切的污迹都吻掉了。弟兄,那时就不需要人告诉你该做什么了。你摸到他一次,就知道该做什么了。没有哪个来到他面前,跟他说过话的人,当离开的时候还会是一样的。你总会被改变的。你跟他说话的时候,有一种印象烙在你的魂里,使你永远不会忘记。
58

我还记得第一次跟他说话的时候。我当时二十二岁。我跟他说话感到很羞耻,于是我就给他写了封信。我想把信钉在林子里的一棵树上,这样他就能看到了。我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很羞耻。我想,也许他不会经过那棵树,但如果我跟他说话,也许他会听的。于是我走下去,说:“耶稣先生,我想跟你聊会儿。我是世上最糟糕的人……”我离开的时候成了一个不同的人。瞧,就是这样,是你对他的态度,你认识到你自己的需要。

但问题是我们都太好了,我们觉得自己不需要他。你必须觉得自己需要耶稣才行,你必须意识到他是你唯一的盼望。你必须渴慕到你快要灭亡了,然后你就会去到他那里了。你不会带着一些生活上的事去到那儿,你会带着魂里的需要去到那儿,你会去告诉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59

这个送信的走了。他很满意,说:“哦,都结束了。我完成了主人要我做的。”你可能在工作上完成了你老板要你做的。你可能做了你丈夫要你做的,在家里换窗帘啊等等的事情,但耶稣要你做的呢?祷告。绝对是的,这就是了。去到他那里。

接着,我们看到,我们看到他去了。在巴勒斯坦,他们举行宴会的时候,只有富人……你真得去东方一次才知道东方的风俗,才会对事情有个不同的看法,如果你去那儿并看到他们的风俗的话。
60

在巴勒斯坦,他们吃饭的时候,他们会摆一张像这么大的桌子。在巴勒斯坦你不是坐着吃饭的。

这对你们孩子就太好了。这个坐在前排的小女孩,穿着蓝裙子,粉色的丝带。你知道,很多时候,小孩子喜欢像这样侧卧着吃饭。你知道,这其实是对的。是的。没错。妈妈不认为那是对的,但……今天这个不合规矩,但在巴勒斯坦却不是。他们吃饭不是坐在椅子上吃,不坐椅子。他们是卧在沙发上吃。他们摆上一个很长的桌子,把沙发稍微斜着放在那里,摆一圈。每个人都……
61

就像这样,他们把沙发这样摆放。[伯兰罕弟兄示范]他们吃的时候,就像这样侧卧着,手像这样,这样吃。你们也想这么吃,是吧?这是当时耶稣他们吃饭的方式。他们躺在那里吃饭。

他们吃的食物真是太好了。我能想象这个法利赛人真能设摆宴席,因为记住,他是富人。他能拿到每个献祭羊羔的一部分。是的。那些男孩子把叉子叉下去,叉上来的就归祭司了。他能……他很有钱,他是个有钱人,不是穷人。他属于这里的上层社会。
62

但他却邀请了一个穷人。为什么?这个假冒为善的,他想戏弄耶稣。我能听见他说:“一切都预备好了。这个圣滚轮说他会参加我的宴会。哈哈哈哈。法利赛人琼斯会怎么想?他也恨耶稣。我们会笑死了。耶稣宣称自己是先知。哈哈哈,我们知道他不是。等他来了,我们要拿他取乐。我们能乐死了。”

63

就是这样,今天很少有富人会给耶稣时间的。我很高兴他在意穷人。我不是说所有的富人,有的富人爱他。是的,有的。但一个人,他若是有房子,有地,有车等等,这些东西让他太忙了,他根本没时间给耶稣。还有他所交往的人群,他没法接受耶稣。哈利路亚。

我想到今天,一个社会地位很高的人怎么可能跪下来,呼求神呢?怎么可能去到街上作见证呢?这会毁了他的社会地位的。谁关心社会地位呢?我想要在荣耀中的地位。阿们。名字记在生命册上,这才是我想要的。不用担心你的社会地位。追求你的上层社会去吧,反正那些东西也要被烧成灰的。去吧。
64

他说:“我能做点什么?这样的话全城的人不都得来了吗?哈!那些穷人,他们相信这种东西。我四周的人,所有的报纸都要刊登了。我跟你说吧,我会成为爆炸性的新闻的。”是的。

你知道,那种灵现在还活着。是的。哦,骄傲是一种被咒诅的东西,骄傲。“我要穿上最好的神职人员的袍子。还有我的仆人们也要。”
你真该看看他们是怎么给自己的仆人打扮的。天哪,他们……有时他们会把印度人带去,他们穿戴得太精致了。他们会给仆人的鞋子按上铃铛,穿上精美的袍子。他们走路的时候都像奏乐一样。他们盘子上装着涂满各种贵重香料的羊羔。他们像这样拿出来,一只手背在后面,像这样迈着步子,像奏乐一样。他们出来用这种方式上菜,即使你不饿到时都会饿了。哦,闻起来太香了。他们太会做饭和装饰了。
65

他说:“你知道,一年的这个时候,我的……我不想在屋子里举行宴会,因为那样的话很多人都看不到我最好的东西。”瞧,假冒为善,法利赛人,演员。

今天很多人要去教会表现自己的宗教。哦,天哪,是的。“我去教会,我在教会是个很好的人,人们认为我是个很虔诚的人。”你们法利赛人,演员!耶稣一直都在看着你。他知道你在哪儿。他知道你所做的一切。
你知道,他去到那儿,说:“我要把宴会挪到院子的空地上。你知道,我在那里种了葡萄,那些白色的大葡萄,哦,太香甜了。我刚算过了,这些葡萄都熟了,正好是收获的季节。那香味,那里满是葡萄的香味,那有多美。我把桌子摆在外面,所有从门前经过的人都能看到。”
66

反正东方人就是这样,有什么事都想过去看看。你不用一大堆人……不用想着召来一群人,你只要开始一些事,他们就全都来了;每个人都会过来看。

他说:“到时,我门前,到处都会挤满了人。你知道,我会成为明年城里谈论的话题。我会的,我会的!哦,这会让我更出名的,让我成名。”
谁关心“我”?你该想着耶稣,不是你成了基督徒会怎么样,而是当你成了基督徒之后,你能为基督做什么?“我要去教会,我要加入,我要受点水礼……”不管你要做什么,接纳你加入教会,握手,把名字放在册子上,“人们会认为我是个更好的人,认为我是……”你来到基督这里就是为了这个吗?你该感到羞耻!演员,法利赛人!
67

我来到基督这里是想看我能为他做什么。我要为他做些事,我要荣耀他,让大家看到他。

不久前,有人在一个城里举行医治大会。报章上有他的照片,墙上到处都写着这个人是“这个时代的风云人物”。耶稣的名字一次都没有提过。我说:“在这一切当中耶稣哪里去了?”他们说:“这人是这个时代的风云人物,对众人有一颗心,神人这个,神人那个。”我说:“耶稣哪里去了?我以为耶稣才是这个时代的风云人物。我以外他是神人。他哪儿去了?”这就是问题,一帮演员,法利赛人。阿们。
68

注意,他要大摆排场了。他说:“到了晚上,我点上蜡烛等等,挂在半空中,士兵站在周围守护,仆人们拿着火把,那有多好。”他搓着他的胖手。

最后,这个盛大宴会的日子到了。宴会要开始了,所有的人都预备好了。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摇铃的声音,某某博士来了,琼斯博士,法利赛人。马车停下来,这个大人物出现在那里。那些富人,他们总有一群的仆人随着。有人走出来,牵过他们的马,带到马棚去喂上,梳理毛发。然后这人被请到房子里。
69

在巴勒斯坦,首先,当一个人来到屋子里……当时大部分的人行路都是步行的。他们唯一的旅行方式就是走路,在马路上走。他们穿着袍子,袍子垂到脚上,脚上穿着凉鞋。里面的衣服只到膝盖,从膝盖这里截断,这是袍子里面的内衣。一个人走路,不管是谁,他们走路时,袍子摆动着,会扬起尘土。尘土会落在膝盖上,膝盖以下都是很脏的。这是为什么耶稣讲到洗脚。这是一个风俗,因为他们的脚都很脏。

70

那时有很多商队经过巴勒斯坦。他们的路不像我们的是用水泥或柏油铺的,而是尘土飞扬,粗糙不平的石头路,就像某些乡下的路一样。牲口走在路上,粪便都拉在路上,鸟来啄食,把粪便分散得到处都是,变成了尘土。你穿着那样的袍子走路,会走过粪便,道路不平,土会飞到你腿上,气味难闻,很臭,就像在牲口棚等等的地方一样。一个人来到屋子里,按照习惯首先要洗脚。

71

我示范给你们看是怎么做的。内维尔弟兄请过来一下,我想演示给你们看是怎么做的。可以的话请过来这里。你在这儿稍微坐一下。

首先,人进来,佣人中薪水最低的就是洗脚的。洗脚的是他们中最低级的,工资最低。
我告诉你,耶稣取了一个最低的佣人的位置。哈利路亚。这向我证明了他是神。他选了一个最低的位置,洗脚。佣人有很多种,但最低级的就是洗脚的,因为他要把粪便等等的东西从脚上洗掉。那是最低级的佣人,而耶稣作了那个最低级的佣人。你还觉得自己了不起,不能为耶稣做点什么。他为了你而选择了那个最低级的位置。他是洗脚的。想一想吧,荣耀的王成了一个洗脚的,显明了卑微,这给了你一个要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的榜样。
72

你说自己是基督徒,却骄傲得不能伸手跟一个街上的乞丐握手,跟他讲说基督。你觉得自己很好,但你会发现你好不到哪儿去。你想想耶稣成了一个最低级的洗脚的佣人。在神心里他却是最高的,他是神的心,成了工资最低的洗脚的佣人。嗯,那伟大的成了无有的,为要救你回来,使你成为伟大的。

73

你知道吗?我旅行的时候留意到,通常你会看到那些大人物都是渺小的人。我见过一些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我知道他们是大人物,但当我要离开他们的时候,他们却能让你觉得你是个大人物,而他们什么也不是。但你看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人物,他却认为自己是个大人物。他一开始就什么都不是。大人物是那些看起来渺小的人。他们从不夸耀,从不争取名誉。他们会让你觉得你是大人物。那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这里这个最大的人物,所有人中最伟大的,神在肉身显现,成了一个卑微的,洗脚的佣人。一切永恒与一切荣耀的神,天地的创造者,洗一个人脚上的粪便!
74

我们还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人物。我们穿着五十美元的西装……神啊,怜悯我们。我们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仰着头,“我属于某某教会,我跟别人一样优秀。”你这贫穷、困苦、可怜的法利赛人!你只是个演员。你根本没有得着救恩。你证明了自己没有。是的。“哦,我去年给慈善机构捐献了五十美元的支票。”谁关心这个?神不看那个。他看的是你的心。你想行得像个人物,他并没有责备你那么做,但为什么你不能出去做点什么呢?你只是在演戏。

75

他们首先做的,当一个人进来,他走进屋子,如果他要是感觉真的受欢迎,主人欢迎他……佣人在门口迎接他,他首先做的是帮他脱下鞋子,抬起那人的脚,就像这样,把脚放在他的脚上,然后跪下来为他洗脚。他把那人的脚洗得干干净净之后,拿一条毛巾擦干,再洗另一只脚。他把那人的凉鞋放在架子上,就像这样。他把那人的脚擦干,都干净了,所有的粪便也都洗掉了,然后他再伸手拿过一双拖鞋,是丝绸或缎子的,给那人穿上。如果不合适,他就再拿一双,直到都合适了为止。

76

他都洗干净了,觉得舒服了,他就去到一个小房间。那里有个人在门口迎接他。他去到那个小房间,那里又有一个仆人,手里拿着一瓶油,被称为哪哒香膏,那是一种非常出名的东西。他两个手上放一点,搓一下,然后涂在客人的脸上和脖子上,因为巴勒斯坦直射的阳光很强烈,男人女人都得抹油才行,否则你会被晒得脱皮的。脖子和脸上都抹。

油是会变质的。橄榄油如果放的时间长了,就会发出很不好的味道,但他们把哪哒香膏放在里面。这种东西很贵。他们是从阿拉伯那里运来的。
77

你注意玫瑰,玫瑰开花,开花之后,就会结一些小苹果一样的果子。你们很多时候都会看到,一个小骨朵。

有一种灌木,非常出名的灌木,是在阿拉伯的高山上长的。等玫瑰花开完了,他们把那些骨朵,那些果子剥了壳就会发出非常香的香气。有一次我见过,你在手上搓一搓,一个骨朵的香气两个礼拜后还能闻着;是很贵重的。
示巴女王来见所罗门的时候,她带来的一些宝物里就有这种来自埃及的出名的香膏。
78

注意看。他们拿着这种贵重的膏油,把贵重的膏油抹在脸上和脖子上,这样就不会有那些臭气了。脚洗干净了,所有的粪便等等的东西都从脚上洗掉了,他坐在那儿脸和脖子也都洗干净了。他们给他一条毛巾擦干,这时他就觉得很清爽了。他再进去见主人。

这里,内维尔弟兄,你可以站起来一下吗?比如说他是我的客人,他迎见他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像这样伸出手,搭在他肩上,把手像这样搭在他肩上,然后他过去亲吻他的脖子。然后把这只手放下,再把这只手放上,这只手放在这儿,再亲吻脖子的另一面。谢谢。
79

他这么做之后,他亲吻完了,他就是他的弟兄了。欢迎了他。哈利路亚!他可以进到房间坐下,打开冰箱,随意了。他是弟兄了。哈利路亚。他的脚洗干净了,清爽了,抹了膏油,亲吻欢迎了他。阿们。他是弟兄了。他可以进去,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受欢迎。

他进去坐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他受欢迎,洗干净了,抹了香膏,被亲吻欢迎。当主人亲吻他的时候,那意味着主人承认他是弟兄,他可以在家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他不需要什么礼节了,他到家了,他可以进去,直接去冰箱拿东西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像在家一样了。他可以了。
80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洗脚的怎么错过了耶稣呢?耶稣在这里,坐在宴会上……在餐桌前,却没有洗脚!他坐在角落里。哦,我真希望我是那个佣人,我真希望我可以代替他。耶稣在这里,不知怎么的……

他洗了琼斯博士的脚,肯定的,他给所有其他的人都洗了脚。他给他们都洗了脚,抹了油。西门亲吻欢迎了他们。他们都站在那里,受到了款待。“哦,琼斯博士,你知道吗?那天在什么什么地方,某某法利赛人,你记得某某法利赛人吗?你记得吗?”哦,他忙着谈事情,却没有看到耶稣进来。
今天,我想我们会不会太关心我们是卫理会、浸信会、长老会了,而没有看到耶稣进来了。神啊,怜悯我们。
81

我真希望能代替那个佣人。我多么想跪在耶稣的脚前。

他怎么就错过了他呢?当耶稣进来的时候,他太专注那些大教会所做的。我几乎能听到耶稣离开前对他的门徒说:“我们得走了。”他们要在巴勒斯坦炎热的路上走几百英里。
我在这里给你讲一个要点:耶稣总是持守他的应许。如果他说了要去,他就一定会去的。哈利路亚。当我躺在这里的医院快死了时,他应许说他要在那儿。他应许他会医治我,他持守他的应许。他说当生命结束,我最后一场仗打完,我的岁月流逝了,我岁数大了,我下到约旦河,他应许他会在那儿。他会在那儿。他持守每个应许。“我虽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不用担心,他会在那里。我们以前这里曾唱过一首老歌:
我不会独自过约旦河,
耶稣为赎我罪而死,
当我见到黑暗,
他会等候我,
我不会独自过约旦河。
82

我独自淌过很多河,我被很多朋友抛弃过,被朋友和亲戚嘲笑过,但有一点我确信,他会在那儿。当时间到了,他会在那儿。他总是持守他的应许。荣耀!我知道你们以为我疯了,也许我是,但他会在那儿,是的,也许会早点,这样他就会确定在那里。他总是持守他的应许。

他准时来到那里,就像他应许的。他们没有认出他,他们给所有别的事情都有时间,却没有时间给耶稣。
83

瞧,我们的总统要是来这个城市,你看他们会多么欢迎他。总统要是来这个城市,从火车站到他下榻的酒店都会摆满鲜花,彩旗飘扬,花束扔到街上,花童走在前面,乐队奏乐,歌手唱歌,尽一切所能要让总统觉得受欢迎。

但基督徒们,耶稣来了,你却不欢迎他。哦,你可能偶尔在更衣室里给他一点时间,一个角落里的更衣室。你在公司面前对他感到羞耻。不敢向他祷告。他会接受那个地方……也许在阁楼上,你也许偶尔把他带到阁楼上。他来的时候你说:“哦,我知道他在这儿,我溜到阁楼上,这样就没人听到我祷告了。”哦!但关键是即使这样他还是来!
“耶稣,你愿意接受第二位吗?”
“愿意。”
“你愿意接受第三位吗,耶稣?”
“愿意。坦白的说,你给我什么位置我都接受。”
84

但你却用尽一切来欢迎总统!你设摆宴席欢迎邻居。你打扫房间,做一切,但当耶稣来了,他却只能有什么位置就接受什么位置。你把他带到满是灰尘的阁楼,或地下室里。

你还记得你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之前去教会一次吗?也就一年一次。你穿上最漂亮的衣服,那是复活节,歪戴着一顶小帽子。就因为传道人讲了二十分钟你就抱怨。但耶稣并没有因此责备你,他接受了。你回家,把新衣服挂起来,说:“今年的宗教任务完成了。”但他也没有因此埋怨你,他接受了。他从你那里只能得到这些。有的时候他从你那里连这点都得不着!你就随便给他个位置。
85

今天他在你生命里的位置是什么,基督徒?你给他的是最好的吗?还是只把阁楼给他,偶尔祷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你给他什么位置?

耶稣坐在那儿,坐在那人旁边。他的门徒不能进去,因为他们没被邀请。他们都站在外面看。耶稣坐在那儿,很不舒服,身上带着路上的味道,肮脏的脚,脸没有涂香膏,没有亲吻欢迎他,低着头坐在角落里。你这个老法利赛人,你为什么不邀请他,你这个假冒为善的人?!
86

在你教会里也是这样。你祈求复兴,但当圣灵来了,你却拒绝了,你从未让他感到受欢迎。有人得了医治或什么的,或被圣灵充满,你跑到外面对此说三道四,把他推到一边。你再也不想要圣灵了。你不想要传道人传讲圣灵和成圣。你再也不想要了。你想要那些典型的、愚蠢的、装饰了很多心理学的神学,好的语法之类的东西。给我一个老式的、神赐下的、圣灵的、神赐下的圣经的传讲,在那里耶稣才受欢迎。

87

他祝福你的心,你却坐在那里无法咽下去,你不欢迎他。他想要被赞美,你却不赞美他;然而你却喊着:“嗨,总统先生,你好吗?我好久没见到你了。”耶稣走过,你却不欢迎他,把他推到一边的角落里。

你祷告,祷告,祈求复习,但当复兴开始在各地爆发的时候,你却说:“哈,我的教会可不要这个。我们不跟这种东西有任何关系。”你这个演员,仰着头的伪君子!你该感到羞耻!
88

我的耶稣多少次来到这座城,你却把他推到角落里。你们谈论过,说:“这是魔鬼,是心灵感应,什么都不是。”你该感到羞耻,假冒为善的人!有一天,当审判的时候,耶稣要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他来到这城里,他敲门,他行事,而人们看到了却说:“哈,荒唐。”就拒绝了。你教会每天晚上都祈求复兴。法利赛人,演员,你只想照着你想要的方式!基督只按照他想要的方式来!他可能会让你的神学难堪。他被邀请了之后,却坐在角落里。他来了。

多少次这里那些形式化的停尸房祈求复兴。今天,他们在全国各地祈求复兴。葛培理和杰克·舒勒等等的人,走遍全国,祈求复兴。当圣灵来了,你却称之为叛教。哈利路亚!他带着同样的神迹奇事来了,证明了他在这里,你却称之为魔鬼。假冒为善的人,有一天你会死在你的这些电视节目里,带着这个下地狱!
89

你拥有一大堆从神学院来的神学,你表演,你是演员,假冒为善的,从不去那个教会,你说:“我才不会去那个教会呢,他们什么都不是。”哦,你这个假冒为善的。

耶稣脏着脚坐在那里。在德国他们称他是“伊稣”。耶稣脏着脚。我这么说的时候真是说不出来的滋味。神 ,耶稣,受邀的客人,荣耀的君王,生命的泉源,却脏着脚,不受欢迎,脚上沾着路上的粪便,坐在那里,坐在那群高雅,满身香气的人当中!他坐在那里,满脸疲惫、困倦,胡子上都是汗迹,眼神疲倦,没有被亲吻。
90

耶稣想被亲吻。圣经里有段经文说:“当亲吻子,恐怕他发怒。”是的。耶稣想被亲吻。你吻过他吗?你可以亲吻他。

他坐在那里,不受欢迎,脚是脏的,耶稣的脚是脏的。哦,这不让你感到奇怪吗?耶稣的脚是脏的,不受欢迎。
看看今天你对他做了什么。你没有把他带到你高大辉煌的教堂,而是把他推到某个角落的小教会里,那里连卖杂货的都不愿去开店。那里肮脏不堪,全是发霉味道的地下室。你祷告他来,却把他放在一个最肮脏的坑里。求神怜悯。
91

但称颂他的名,他还是来了!你说;“角落里那个圣滚轮的教堂是干什么的?”他还是来了。“没人去那儿,去的都是最穷的人。”好的,没问题,他还是来了。欢迎他。

是的,你想去你的大教堂,但你不让他去。你知道的太多了,太忙于教会的事务了。你这假冒为善的,站在那里,你邀请了他。你求什么?他说了圣灵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在五旬节的时候证明了他来的时候会做什么。他会去你的教会,而你会把他扔出去。你们法利赛人,演员,你只想照着你在神学院里被灌输的去做。
92

你不想欢迎耶稣吗?耶稣的脚是脏的。神啊,耶稣的脚是脏的。这位可爱的救主,那双脚就要被钉了,还有他的双手,没有洗。脚上沾着路上的泥土和粪便,肮脏的脚上起了水泡,他宝贵的手。他就快被戴上荆棘的冠冕,他的脖子就要沾满脸上流淌下来的血水了。他坐在那群宗教人士中间,不受欢迎。我的耶稣脏着脚,神啊,我要是那个佣人,我要是能去洗他的脚该多好!他坐在那儿,脏着脚,不受欢迎。没人想跟他有一点关系,他的脚脏透了。

93

他怎么做?他做了什么?他还是来了。他还是来了!他说:“好的,我会去的。”他坐在那儿,他持守了他的约定。他每次都持守跟你的约定。他坐在那儿,法利赛人坐在那儿,搓着手说:“瞧,你看,琼斯,我们在这儿……”不知道耶稣坐在那儿。

你认为他不舒服吗?是的,他不舒服。他不知道……人们在他周围,他感到不舒服。没有人欢迎他。你知道他怎么做吗?他说什么?他像这样坐在那里。听着,注意他做的。
看看外面,我们看看外面。大家都在看着。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一个人说:“他在哪儿?”
94

瞧,我们转换一下场景。看看街道的尽头。我看到一个女人。哦,她在城里的名声太不好了。她是个罪人。我们不用讲细节了。她是个妓女,一个名声不好的女人,那种干不好的事的人。但记住弟兄,她仍然是某个人的女儿。是的。

你怎么知道是什么导致了她这种生活?也许是她某个心爱的人把她引入了这种生活,抱着她,向她应许了很多东西,然后又毁了她的品性,抛弃了她,再去糟蹋另一个女人。那个导致她过上了这种生活。谁知道她背后的故事呢?但现在她有了污点。没有人愿意跟她有任何关系。她在街上游荡,尽力赚点钱。
95

我听到她说:“瞧那个法利赛人的家,那里在干什么呀?”当然,她不能去到人群中,因为一个妓女去那种地方是完全不合适的。

但她去到外面。神啊,我看到她踮着脚,从一个高大的人肩膀上望过去。她想看看。她说:“瞧他们吃的那些美食。天哪!富人真是……哦,太好了。”她的眼睛落在了一个角落里。“嗨,看哪,是他!是他!哦!这不可能啊,他的脚是脏的。他的脸也是脏的。怎么回事?没人欢迎他。”他很少在富人中受欢迎。这个女人说:“这怎么可能。真的是他吗?”她又看了看。“是他啊!”
96

她转过身,从人群中出来,跑下台阶,往街上跑去。她跳上吱嘎作响,摇摇晃晃的台阶,上到阁楼里。她跑到她放在那里的箱子那儿,打开,拿出一个小袋子。那里有她所有的积蓄。她看着,把钱袋放下,钱币叮当作响。

她说:“我不能,我不能那么做。我肯定是在做梦。我肯定是哪儿出问题了。我不能去那个宴会。我做不到。”她也许把钱袋放下了。“哦,但要是……我做不到,他会知道我这钱是怎么赚来的。他是先知,他是先见,他会知道我这钱是怎么来的。但瞧,他们邀请了他,他那样坐在那儿,他们怎么能那么做?总得有人做点什么啊!”
今天也得有人做点什么,但他们却不想做。你们有了太多的娱乐,只想呆在家里看电视,你非得晚上去汽车影院,去教会太热了。哦,你们这些演员!
97

这个娼妓,她又拿了起来,她说:“我肯定,我肯定是疯了。”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她说:“看看他,看他的样子,他忧伤的神情,大家都从他身边走过去,没有人欢迎他。他像个墙头草一样坐在那儿,大家都从他身边过去了。”

他今天也是一样,每个人都从他身边走过。你有你的教会,你的宗教,你的教导等等,但耶稣呢?你从他身边走过,任由他坐在那里。
她说:“我必须得做点什么,我必须得,我不能……”
你知道,女人有个特点,我希望神能让她们多使用这个特点。她们有些特别的地方,她们不像男人只会站在那儿犹豫。我们站在那儿思前想后,要把一切都搞明白,而女人通常心里想什么就做什么。
98

这个女人说:“我必须去做。”我看到她把袍子一裹,拿起装满了硬币的口袋,从破房子里出来,急匆匆地往街上走去。你可以看到她往那个高档的香水店走去。

我能看到这个鹰钩鼻子的老犹太人站在那里,数着钱币。那一整天生意都很淡。他说:“天哪,今天连开销都赚不回来,来开销都不够。”他抱怨着,心情很不好。
没一会儿,这个女人走了进来。他不像对待女士一样对待她。他说:“哈,看谁来了。”他没有走出来说:“我能帮你什么吗?”
他说:“你要干什么?”
这个女人说:“我想要你店里最好的玉瓶装的香膏。我要你这里最好的。”这个店主看到了钱,他一看到钱什么都变了。是的。“我要你这里最好的。”
99

耶稣值最好的!你对他做了什么?把剩下的给了他。是的,你跑了一整天,只是晚上上床前给他三分钟的时间。他配得你最好的,朋友!他配得你所有的一切!但你是怎么做的?你随便给他点就算了。他也收下了,他还是收下了,他收下了。

但这个女人说:“我要最好的。”她付上了一切买了最好的。这也应该是你做的。把你最好的给他,把最好的给他。把你最好的生命给他,把最好的诗歌给他,把你所有的才干都给他,把你的一切都给他,把你的脚给他,把你的手给他,把你的眼睛给他,把你的嘴巴给他,把你的耳朵给他,把你的魂给他,把你的心给他,把你的赞美给他,把你一切所有的给他,哈利路亚!他配得着最好的。
她说:“我要你最好的。”
店主说:“好啊,但我要先看看你有多少钱。”他把钱倒出来,数清楚了。对的,两百八十块罗马第纳尔,正好是香膏的价值。他转身去拿了盒子,给了这个女人。
100

我能听到店主说:“这女人用这个干嘛?”

她走出店门,她很急,因为她已经晚了。
晚了总好过没有,对吗?你虽然等了很久,但来就好。不要呆在老路上。你等了很久,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等了很久。已经很晚了,是的,但你还是要去。愿这次就是,愿今早就是,“我要为基督一路走到底,我必须去那儿。”
她来了。我能看到两个人彼此捅了一下对方,“瞧那儿,瞧那儿,看啊,我估计这个女人要去那个法利赛人的宴会。是不是法利赛人邀请了她?”
101

我们美国人都太好了,却不知道自己有多下流。是的。我们太好了,我们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好。你这贫穷、赤身、困苦、可怜的伪君子!你不知道自己失丧了吗?美国啊,神多少次想接纳你,而你却不愿意。他差派给你传道的义人,他们仅靠着饼干、面包、凉水度日。你嘲笑他们,称他们是圣滚轮,把他们投在监牢里,拆毁他们的房屋,鄙视他们。你觉得自己太好了,什么都不需要。

圣经在启示录说:“却不知道你是瞎眼、可怜、困苦、贫穷、赤身的,而且自己还不知道。”是的。
102

是的,女士们,你们出去把自己打扮的漂亮,穿着最好的衣服;你们能去最好的教会,打扮自己,头发涂抹得……随你们怎么叫那种东西,穿着大高跟鞋,把自己抹得像个马戏团的,去到教会,说:“我跟他们一样好。”你这可怜、瞎眼、困苦的人啊!你不知道自己是失丧的。是的。你以为你有一套能换洗的衣服就……先生,就因为你今天开了辆好车,有个好工作,老板赏识你,你就以为自己什么都有了,不去教会了。你不去那种人们上前去到祭坛祷告的地方,你害臊怕让你的邻居看到你。你这假冒为善的人,你不知道自己失丧了吗?你不想要耶稣。你没地方给他。

103

他们捅了一下对方,说:“瞧那儿。”是的。

你们听过那首老歌:“他们从我身边走过,毫不留意。从前他们微笑着从我身边走过。”
如今我被人瞩目,瞩目,瞩目,
无论去哪里我都被人瞩目;
我被人瞩目,瞩目,瞩目,
人人似乎都知道我。(是的)
我被封印,封印,封印,
我被神的灵封上印记;
荣耀归主,哈利路亚,阿们。
我属他,我也知道他属我。
104

去吧,你想捅就捅吧,我上路了。哈利路亚!我会去到那儿的,是的。在路上……

她来了,用帕子遮住脸,一路从街上走来。那些假冒为善的人彼此捅了捅对方。她来到那里,抬起头,她脸上已经满了泪水。他们看到她哭了,说:“她哭什么?”
她在外面停了下来,她望过去,说:“我不能,我不能,我真的不能这么做,我做不到。瞧,他要是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他会怎么说呢?”
罪人,这是好事。他知道你是什么。阿们。来吧,来吧!
105

你们法利赛人,一直都去教会,本来应该是个基督徒。他知道你是什么,你不用担心。他知道你是谁,他知道你里面的是什么。你属于教会这么久,却羞于来到祭坛前,但他知道你。他知道你里面的是什么。

她停了下来,说:“我真的做不到,真的做不到。他对我这么一个女人会说什么呢?他会说什么?但他们邀请了他,这是我的机会。”
你没有意识到你的机会,今天朋友们,你得到了机会,可以被圣灵充满。今天你得到了机会,可以成为神的圣徒。你不用作一个发臭的罪人,你可以成为圣徒。你不用作一个假冒为善的人,你不用作一个参加教会却不是基督徒的人。你不用去那儿装得像个基督徒,跑到教会隐藏你的凶恶,你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你得到了机会。
106

她在这里,她说:“瞧,我要是去了,他会怎么说?他会怎么做?”但我听到她说:“有一次,我听了他的讲道。”是的。你要是听过他的道,那时就变得不同了。荣耀!“有一天我听过他在加利利的海边讲道。各种各样的人都站在他周围。他举起他宝贵的手说:’来我这里,你们劳苦担重担的人,我必我给你安息。’”她说:“哦,你知道那正是我需要的,安息。我贫穷、困苦的魂在燃烧。他说:’凡愿意的。’那就是我,那是我!没错。但你看看挡在我跟他之间的东西。”

这也是挡在你跟他之间的东西。你跟他之间有很多假冒的人站在那里。有很多人可以拦阻你去到他那儿。很多人会告诉你说那是癫狂。他们仍然站在你跟耶稣之间,但耶稣说:“来吧。”哈利路亚!“来吧。”她听从了耶稣。
107

弟兄,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她腋下夹着那个玉瓶,她拨开左右的人,她用胳膊肘撞开人群,直到她来到了耶稣面前。

你能那么做吗?用胳膊肘撞开不信,“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什么圣灵这种东西。”继续向前,闯出一条路,直到她去到了耶稣面前。
108

她站在那里,站在耶稣面前,那是唯一可以使她的魂得以安息的地方。她无助地俯伏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泪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哦,她如此有罪,如此忧伤,看到耶稣脏着脚坐在那里,在宴会前,脚是脏的。她哭泣,过了一会儿她变得举止时常,她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愿神帮助我们也时不常变得举止时常一下,这样才能来到耶稣那里得救。弟兄,我记得当我来到耶稣那里时,我也变得举止时常。我不管谁在身边,我哭泣,喊叫,赞美主,我不管谁说什么。我举止时常。愿神帮助我们推开这些腐朽的教条和宗派,让我们能到耶稣那里得救。
109

她举止时常,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过了一会儿,她举止时常到一个地步,她站在爱的泉源那里,她举止时常到开始用脸上流淌的泪水为耶稣洗脚。

哦,这是何等美好的水,何等美好的水,罪人忏悔的泪水,洗耶稣脏的脚。从忏悔罪人眼里流出的泪水,洗耶稣脏的脚。她变得举止时常,她搓着耶稣的脚,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的心何等喜乐,因为她有机会来到了耶稣的面前。她用泪水洗耶稣的脚,搓耶稣的脚。
过了一会儿,她激动得不知所措,头发都散落了下来。本来她头发都卷着盘在头上,现在头发都散了下来。她开始用头发擦耶稣的脚。这是什么样的毛巾啊!
110

听着。要是今天的一些女人想用头发给耶稣擦脚的话,她们都得倒立着才能这么做。她们把头发都剪了。是的。记住,等一下,我这么说不是开玩笑,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我告诉你,这是圣经,圣经说女人的头发是她的荣耀。是的。看,怎么回事?

这个女人唯一清洁的东西只有她的长头发了。她的头发散落在耶稣的脚上。她把自己的荣耀摆在了耶稣的脚上。她用自己的荣耀擦耶稣的脚。哈利路亚!神啊,帮助我们行同样的事。擦他的脚,用从悔改的心中涌出的泪水洗他的脚,她的心中涌出了泪水,“神啊,我何等的困苦,我何等的可怜,主神啊!”她的荣耀散在耶稣的脚上。她用她的荣耀擦耶稣的脚。何等的图画!何等救恩的图画!她眼里的泪水洗耶稣的脚。她用她的荣耀,这唯一清洁的东西来擦干。哦!
111

她起来,她站不起来。她起来了一半,泪水又从她脸颊流淌下来,就像泉涌一样从脸上流下来。她洗耶稣的脚。她拿出玉瓶,打碎瓶盖,把膏油倾倒出来,不是点几滴在耶稣的脚上,她全都倒在他脚上。她所有的积蓄,一切的荣耀,所有的钱,一切所有的,甚至她整个的心,都随着泪水倾倒在耶稣的脚上。

你这贫穷的教会成员,可怜的伪君子,高傲、麻木地站在那里,你看不到这个可怜的妓女在做什么吗?她把一切都摆在耶稣脚前。她想让耶稣感受到欢迎。
112

这个宴会怎么了?谁还关心宴会怎么了。我不关心宴会怎么了,我关心的是一个罪人去到基督脚前。不管她是怎么去的,反正她到了那里。那个宴会……这正是今天的问题,忙于宴会等等的东西,鸡汤晚宴,娱乐,棒球赛,在教会里玩邦科游戏等等,直到你让耶稣走了。多么可惜。

就这样,整个宴会被搅乱了。大家都站在那里,张大了嘴巴,惊奇地看着。瞧,法利赛人你捅我,我捅你,说:“你瞧,他要是先知,就该知道站在他面前的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瞧,我都跟你说了,他不是先知。瞧,我知道这是什么。”
113

这个可怜的女人,她根本都听不到。她太高兴了。她突然间想,“他要是脚动一下会怎么样?”他脚会动吗?他的脚只要一动,这个女人马上就会走掉的。但他没有动,他喜悦这个,他喜悦给他的服侍,他喜悦有人如此地爱他。他一动不动。这个女人洗完了一只脚又洗另一只脚。她开始[伯兰罕弟兄发出亲吻的声音]亲吻耶稣的脚。哦!她像不受控制了一样。神啊,我真希望我能那样坐在他脚前。

114

这时,老法利赛人说:“瞧,我都跟你说了他不是先知,否则他就知道了。瞧,那个女人会毁了他的名声的。”哦,瞎眼!哦,骄傲是如此邪恶的东西。听着,他以为那个女人会毁了耶稣的名声。

弟兄,耶稣的名声正是建立在罪人的面前!他的名声建立在他们身上,不是建立在高傲、僵硬的人身上,而是建立在愿意悔改的罪人当中。那才是耶稣建立名声的地方,就是当罪人来到他面前的时候。
115

这个女人在那儿洗了耶稣的脚,亲吻耶稣宝贵的脚,说:“神啊,想一想,我正在亲吻的脚,过不多久就要被大钉子钉穿,为我的罪流血。”她亲吻着耶稣的脚。

西门站在一边直哼鼻子。哦,我可以看到他气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哦!
耶稣转过来,对他说:“西门,我有话对你说。我要跟你说点事。我应你的邀请到你家来。你请我来的,你却没有给我水洗脚。我到你家来,你也没有用油膏我,你甚至都没有亲吻我,你不欢迎我。”神啊,伯兰罕堂,醒一醒吧!
116

“你没有给我洗脚。你叫我来,却不给我洗脚。你让我坐在这里难堪。我想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但你不想我成为那样。你没有给我洗脚,没有给我油膏我的脸。我的脸被晒得生疼。我在太阳底下走了两天的路程。你却不给我香膏舒缓一下我灼伤的脸。我的脚又脏又臭,你也没有给我水洗脚。你也没有亲吻我,让我感到受欢迎。但这个可怜的女人,她一进来这个房子,就不断亲吻我的脚。”哈利路亚。我也想为你那么做。

他说:“我对你说……”对这个女人,“你的罪虽多,都被赦免了。”
117

你高傲的教会有什么用?你把名字写在纸张上又有什么用?你必须让耶稣感受到欢迎,把你的高傲除掉。

他对这个女人说,她的罪虽多,都被赦免了。我再也讲不下去了。我想……神啊,“你的罪虽多,都被赦免了。平平安安地去吧。”她站在那里,脸上都是脏东西,泪眼模糊。嘴上脸上因着膏抹亲吻耶稣的脚,都是油。泪水从脸颊上流淌下来,她的头发垂着,全是街道上的粪便和泥土,都挂在她头发上,因为她用头发擦耶稣的脚。她听到了耶稣说的:“你不顾自己的难堪,但看啊,你所有的罪都被赦免了。”哦,哦,哦!“你的罪都被赦免了。平安地去吧。”神啊!
118

我想站在那儿,我也想要那么做,某一个荣耀的日子来到,这一切就都结束了。我讲完最后一篇道,我老了,我知道。那天早上我对那些孩子们说:“我已经四十六岁了。我必须为神做点什么。”我不会在这里太久了,自然也显明了这个。我要是再活二十八年……二十年,我又会怎么样呢。生命在逝去,在流逝。我可以看出来。

但有一天,当一切都结束了,我不要大房子,我不要在天上有什么大的东西,我只想爬到那双脚的面前[伯兰罕弟兄痛哭]看着那双脚,用我的手抚摸着,亲吻他的脚,说:“耶稣啊,哦!我道路昏暗的时候你爱了我。主啊,我麻木,我需要的时候,你爱了我。耶稣啊,是你把我带了出来。哦,我爱你,我爱你!耶稣啊,哦,耶稣啊!那双脚为了我被钉伤,耶稣啊,我爱你,我爱你。[伯兰罕弟兄痛哭]
119

我渴望能像那样抚摸他,说:“主啊,你知道一切。”我觉得那样我就可以走了,那值得旅程中一切的劳苦。生命中的劳苦可能很多,可能寒冷;但当有一天早晨,我们走在黄金街道上的时候,那些东西看起来将是多么渺小。我要攀登很多山丘,我经常疲惫,但有一天,当我到那儿,越过最后一座山,我要是能看到耶稣,我要抚摸他的脚,让他感受到欢迎。我要说:“主耶稣啊,我多么高兴当我罪恶的时候,你爱了我。我多么高兴当我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你保守我。主啊,我生病的时候,你帮助了我。主啊,我是罪人的时候,你赦免了我。值得称颂的耶稣啊,让我再次抚摸你的脚。”哦!

120

我再也讲不下去了。我们低头一会儿,请弹琴的上来,如果她还在的话。

亲爱的耶稣,哦,耶稣的脚是脏的。这个冰冷的世界是如此麻木,让你感到不受欢迎。耶稣啊,我能做什么?亲爱的神啊,我能做什么?主啊,我想在某一天遇见你。我想抚摸你宝贵的脚,说:“主啊,你爱我,你为我受伤,你为了我的过犯受害,因着你的鞭伤我得了医治。我何等的爱你,主啊,因为你爱我。”主啊,让我们都能这么做。父啊,应允我们。
121

我们低头的时候,我想你能否思考一下。你愿意举手,不管是谁,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罪人。我想现在接受耶稣。我邀请他到我家中,伯兰罕弟兄。我曾在我的家人面前对他感到羞耻。”神祝福你,母亲。“我邀请他到我家,却对他感到羞耻。我看到我邻居来了,本来是该我祷告的时候了,我却放下,什么都不说了。伯兰罕弟兄,我那么做感到羞耻。耶稣啊,我感到羞耻。我要向你举手,耶稣啊,求你赦免我。我没有照着我应该的方式接待你。”神祝福你,年轻人。还有人要举手说:“神啊,怜悯我”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女士。

122

耶稣在这里,他在这里就像他在任何时候一样。他在这里就像他在法利赛人的宴席上一样。今早我们要去他来,他来了。你不对自己感到羞耻吗?你不想让泪水流过脸颊,对他说:“主啊,我感到羞耻。我……我……我不想变得麻木。我……我……我想爱你。我想为你做一切。”你愿意向他举手说:“主啊,借着这个……”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你,你,你,姐妹。看看耶稣钉痕的脚。神祝福你,弟兄。还有吗?你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姐妹。当神在说话的时候,请低头。

万古磐石为我开,
让我藏身在主怀,
让你所流血与水……
123

神祝福你,多尔。上来这里。过来。你们愿意跟耶稣一起来这儿吗?这里有谁是罪人,想来跪在这里吗?

两面医治我的罪,
脱离愤怒得洁净。
当我此生年日逝,
当我临终闭目时,
当我飞进永世间,
当我到你宝座前,
万古磐石为我开,
让我藏身在你怀。
你现在的态度可能会扭转整个的画面。你愿意来到祭坛前,跪在这里吗?你们觉得有罪的,你愿意来,跪在祭坛前吗?你总有一天要遇见这个万古磐石。你现在要为他做什么呢?这是你的机会。
当我飞进永世间,
当我到你宝座前,
万古磐石为我开,
让我藏身在你怀。
现在是你的机会,你愿意来祭坛前祷告吗?祭坛对所有愿意来的人敞开,现在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到祭坛周围,祷告。你愿意吗?祭坛这里要是没有地方了,就站在过道上。我们等会儿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