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807E 神圣灵的带领

1

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又在这里侍奉主。今天外面下了一阵细雨后,我相信神必在里面赐给我们一阵雨,一阵属灵的雨。有时候我们唱“阵阵祝福的雨。”那正是我们需要的,是吗?阵阵祝福的大雨。

聚会结束时,通常是排队分赐祝福或传递我们所称作的花束,但这个场合,我们不需要那样做。我从来没有这份荣幸当面见到协会的每个传道人等等,是他们让我们有这营地作我们这两个晚上聚会的场所。但如果任何理事或跟它联系的任何人,让我们得到这地方,可爱的弟兄,我们要全心地感谢你。[原注:磁带空白。]我们要开始祷告的聚会。
2

记住,你们爱我吗?如果你们爱我,请举手。我要举起双手。我在基督耶稣里爱你们,永恒的爱。请为我祷告。

呐,能打开圣经的不是人,而是神。所以,愿他打开这可称颂的道,我们从《路加福音》2章读一个主题,然后从另一个地方选一个题目。《路加福音》2章大约25节,我们来读。
看哪,在耶路撒冷有一个人,名叫西面。这人又公义又虔诚,素常盼望以色列的安慰者来到,又有圣灵在他身上。
他得了圣灵的启示,知道自己未见死以前,必看见主的基督。
他受了圣灵的感动,进入圣殿,正遇见这父母抱着婴孩耶稣进来,要照律法的规矩办理。西面就用手接过他来,称颂神说:
“主啊!如今可以照你的话,释放仆人平安离去,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罗马书》8章14节:因为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
3

呐,我们要用“盼望”作我们今晚的主题。我们也要用“神圣灵的带领”作我们今晚的题目。

在我们这个主题的日子里,那是耶路撒冷不寻常的时候。以色列人、犹太人已经背离神,已经出去,变得形式化、冷漠,宣称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他们读约书亚行的事,他们读摩西行的事。但他们走下坡路了,因为科学和民众兴起了。教育变成了居首位的东西。
那些东西要取代圣灵,真是太糟糕了。神有怜悯。
我相信。我带着敬畏这样说,我带着尊重这样说,不是用它作拐杖来支撑我的无知。我说教育已经成了耶稣基督信仰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咒诅。人们用教育取代救恩。他们认为,因为传道人受了很高的教育,话说得非常好……神会在乎你话说得怎么样吗?
4

不久前,在印第安纳州福特维恩,我感到吃惊。现在它出现在我脑海。我走到讲坛后面,你们在那里读过这本著名的书:“我们的人民”。世上杰出的事发生了,他们把它登在这书上。在宗教的文章上,他们写了有关我在福特维恩聚会的事,神在那里使一个全瞎的女孩恢复视力。一个有畸形脚的孩子在讲台上完全痊愈了。

我变得相当虚弱。他们把我带到舞台后面,我的朋友保罗·雷德很多年前去荣耀里了,他写了这首我现在随身带的歌:“只要相信。”站在那里,一个受了教育的人进来,很有学者派头。根据他讲话的声音,他一定教过韦伯斯特先生要说什么。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的事工上有一件错误的事。”
我说:“哦,可爱的先生,我很想知道是不是有错误的事,”我说:“我不是有意要那样。”
他说:“就是你的语法。哦,太差劲了。”
我说:“是的,先生,没错。”我说:“我们有九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十个孩子。我爸爸年轻的时候就死了。”我说:“我必须工作,照顾十个孩子。”我说:“我没有受过很多教育,只上了七年级。”
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你现在是大人了。那不算数。你可以读函授之类的。我检查了你的语法。很糟糕。”
我说:“是的,先生。我知道。”我说:“对不起,但是,”我说:“当主给了我事工后,我必须去服侍他,这么多的人涌来。今天,美国四百座大城市正在召集聚会。广告纸等等上说成千上万人参加聚会。”我说:“先生,像这样,我怎么能去呢?”
5

“哦,”他说:“你在一件事上犯了这样的错误,那天晚上你说:’所有上来的人都经过讲坛,’”他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说’讲台’而不是’讲坛’,会众就会更欣赏你。”

哦,我想他把我的耳朵拽得有点太重了。我说:“我亲爱的弟兄,我不认同你。那些人不在乎我是说’讲坛’还是’讲台’,他们要我做的事是传道,并把我讲的东西活出来。”我说:“那是首要的事。”
所以,基督不是藉着教育来的。基督是藉着一颗降服、相信他的心来的。呐,教育是好的,但它决不能取代救恩,不能。
6

但是,在那些日子,人们已经离开了。教育一进来,奇迹就离开了教会。基督离开了,他受不了。人们太聪明了,他们比主知道得更多。圣经不是藉着教育赐下的,它是藉着启示赐下的,不是藉着教育,而是藉着启示。所以,当教育一接管你的讲坛……你们很多人选你们的传道人上讲坛,你们选刚从学校出来、聪明诙谐的年轻人,他是个社交的混合器。神不要混合器,他要分离器。神要一样东西……瞧?你选他,因为许多时候他很文雅,亲切。像…神不选那样的人。

7

嗯,当撒母耳上去,从大卫的儿子中,哦,不是大卫,而是从大卫的父亲耶西的儿子中选一个,当他们知道他要取代扫罗,就把最大的儿子领出来:高大、俊美、卷发,七英尺高。嗯,耶西说:“他身穿王袍,头戴大冠冕,看起来会很好。”

你看到人的想法怎么进入其中吗?当他走上前时,先知以为:“可能是这个人。”他拿了盛油的角,当他上去时,圣灵说:“我已拒绝他。”
世界选择他,但神拒绝他。世界看外表,神看内心。
他们又把第二个儿子带上来。他擦得光亮,也许把头发梳到后面。他们说:“何等漂亮的年轻人啊!看看他多么挺拔、壮实。我们要领他上来,看圣灵会怎么说。我肯定会是他。”
他们带他上来,撒母耳拿了盛油的角,上去要膏他,因为他是那么英俊、聪明的人。圣灵说:“我已拒绝他。”直到他把耶西的五个儿子都领上来了,圣灵说:“我已拒绝他们。”
撒母耳说:“你还有一个儿子吗?”
他说:“是的,我还有一个面色红光、骨瘦如柴的儿子在后面照看羊群,他身上没啥东西。”“去叫他来。”
他们把他带上来,是一个穿羊皮大衣、头发垂在脖子上的小个子,也许他说:“咱啊俺啊,取啊带啊提啊,”没受教育,手里拿着牧羊的杖。圣灵说:“我选择了他,去膏他。”看到人要的和神要的之间的差别吗?瞧?这就是差别。不要根据外表来选择,要选择里面的。里面的是永恒的;外面的要灭亡。
8

但当人开始看时,他们选了他们的领袖。他们选了他们的牧师,拒绝传讲古老的十字架、古老的救恩和祭坛呼召。当你这么做,你的教会就完了。是的。不管它是浸信会、卫理公会、长老会,不管是哪里,都完了。

以色列已经这么做了,选了他们的王,以至他们离开了神。他们忘了神赐给大卫的能力,忘了摩西。那正是他们在读的东西。他们已经把一切都打破散开了。这是今天多么完美的预表,同样的事:选了精神神学,选了能说会道的人。嗯,他们对着一半的会众说未知的语言。是的。
9

不久前,一个人想要跟我讨论神的医治,我知道他忍受不了经文。他开始使用高言大智,我说:“我没有翻译的恩赐,请用英语对我说话,使我能知道你在讲什么。”是那样的。

呐,当他们那么做,他们离开了,远离了神,远离了超自然。“哦,那些事过去了。”但你知道,神从来不会不在某个地方给自己留下见证人。
有时候降到了一个人,比如挪亚,他在神面前蒙恩。许多时候降到了一个人,但神总是有一个他能握在手上的见证人,说:“这是我的仆人。我告诉他去这里,他就去。我告诉他做这事,他就做,不管教会说什么,或人们说什么,无论如何他都去做。”神有一个见证人。
10

在当时,神有一个见证人。其中一个是,今晚我们讲的人是西面,一个圣人,花白的长胡子,飘动的白发垂在头巾下。他属灵,相信奇迹。他相信神。一天,他在祷告时,神藉着圣灵向他启示他未死之前要看见孩童基督。何等的启示!

瞧,他们仰望基督已经有四千年了,都在教育上筹备,在科学上聪明,在心理学上聪明。哦,他们把一切都置于控制下,却远离了神迹的日子,但神找到了一个他能对其说话的人。神啊,再赐给我们一个人。
11

呐,你认为人们对那个老人说了什么?他一只脚踏在坟墓里,正如我们今天说的,八十多岁了,白胡子,到处见证说:“我未死以前必看见主的基督。”为什么?他有权利相信。圣灵向他启示了。是那样的,属灵启示的真理。神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它。”表明阴间的门会反对它,却不能胜过它,神向他启示了耶稣是使徒的基督。是那样的。

注意,他相信神。呐,也许老人是个教师,名望很高,聪明人,受过教育,当他到处告诉人们说他未死以前要看见基督时,你认为他的同工传道人会怎么看他?
嗯,他们会说:“这不是基督的时候。我们绝不会在这个世代看见基督。很难很难说还有几百个世代。”
但他说:“哦,不。圣灵告诉我说我会看见。”瞧?
12

你知道他们说什么吗?跟他们对亚伯拉罕、对祖宗亚伯拉罕说的是一样的话。亚伯拉罕一百岁,他七十五岁时,神告诉他说他要从妻子撒拉生一个孩子,当时撒拉六十五岁。他们等候那孩子二十五年,在孩子来临之前为孩子感谢神。是这样的。如果你们有那信心,就是亚伯拉罕的儿女。瞧?你必须有亚伯拉罕的信心。

神告诉亚伯拉罕:“我已经召你离开本土,我要……”亚伯拉罕从撒拉大约十七岁时就与她同居。他们整个年轻时代都生活在一起。现在她六十五岁了,也许更年期过了三十年,就像现在的女士们,毫无希望生孩子了。但神说:“你要从她生一个孩子。那是你的妻子。”
13

亚伯拉罕信神。不管多么不可能。请你们原谅这表达,我想他们出去买了一堆婴儿用品,准备好别针等等,要生孩子了,为孩子做好准备。当撒拉过了第一个月,“撒拉,你感觉如何?”

“没有两样。”
“赞美神,我们无论如何会有孩子的。”不管外人说什么,神已经做了应许。十年过去了,“怎么样呢?”
“哦,没有两样。”
“赞美神,我们无论如何会有孩子的。” “你怎么知道?”
“神那么说了。”
他一百岁了。亚伯拉罕没有变得软弱。如果神今晚藉着他的道给你一个应许,五分钟后没有发生,你就走开,说:“没有这回事。”你怎么能是亚伯拉罕的儿子或女儿呢?当神给亚伯拉罕的儿女做一个应许,他们就相信神。圣经说:亚伯拉罕没有变得更软弱,反倒一直很刚强,因为知道那将是个更大的神迹。他称有如同没有。他相信神。
14

西面也许说:“呐,如果我的祖宗亚伯拉罕相信神,因为神赐给他应许,神也赐给我应许,我相信。”

今天如果一个百岁的男人和九十岁的妻子去医生的办公室,说:“医生,我要你在医院里做安排,因为我妻子要生孩子,”你认为医生会怎么说?
嗯,你知道他们对那人怎么说吗?他们会说他癫狂了。那是他们对任何相信神话语之人所说的同样的话,人们说他们癫狂了,其实他们是被圣灵引导。但神的儿子是被神的灵所引导的。神的灵总是见证道是真理。不管人们说什么,道是对的。你明白吗?哦,我爱这道。信心必须锚定在道上,锚定在神说的话上。
15

呐,如果你注意,就像昨晚我跟你们说的,耶稣没有宣称是医治者。耶稣只是看到异象。他说:“我不能做什么,惟有父显给我看要做什么。”《约翰福音》5章19节。

他说:“我……”腓力来到他那里,得救了,他去几英里外,发现拿但业在一棵树下祷告,领他回来,耶稣站着看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他站在会众中。耶稣知道他有什么问题,知道他一切的事。
他说:“拉比,你怎么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那是耶稣。他做的那些事,他说:“你们也要做。我要离开,但还有不多的时候,我要回来,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你们要看见我,这些神迹奇事,直到世界的末了。”阿们!不要兴奋。“阿们”的意思是“就是这样”。是的。你们不肯藉着说“阿们”使我兴奋。这有点让我唏嘘。
16

我知道我在对很多猎负鼠的人说话。我曾经有一只老狗,它几乎抓任何过来的东西,把它赶上树,除了臭鼬。我有一只臭鼬在柴堆下,狗不想去抓它。我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抬起柴堆,拍一拍它,说:“去咬它。”它就会去抓臭鼬。我所知道的最糟糕的臭鼬就是魔鬼。偶尔来一个“阿们”,表示“去咬它。”是的。

是的,被神的灵引导,盼望它。西面盼望神持守他的道。亚伯拉罕盼望神持守他的道。大卫遇到巨人时盼望神持守他的道。参孙双臂抱着柱子时盼望神持守他的道。参孙捡起驴腮骨,打倒一千个非利士人时,盼望神持守他的道。希伯来少年走进烈火的窑中时盼望神持守他的道。但以理走进狮子中间时盼望神持守他的道。摸了耶稣衣裳的妇人盼望神持守他的道。当耶稣说:“我是复活和生命,”马大盼望神持守他的道。
17

今天,当你想要把耶稣只当作一个人时……哦,这使我的心里感到好笑。说耶稣只是一个先知,只是一个人。他就是神本身,完全就是全能的神蒙在肉身的帕子里。如果不是,他就是世界曾有的最大的错误。

有个妇人属于某个教会,基督教科学派教会,最近对我说,她说:“伯兰罕牧师,你过分强调耶稣是神了。”
我说:“他就是神。”
她说:“呐,伯兰罕牧师,”她说:“你知道他只是个先知。”我说:“不,他不是,他就是神。”
她说:“如果我向你证明他不是神,你会接受吗?”我说:“你要怎么证明呢?”
她说:“用圣经。”
我说:“肯定会。”是的,先生。如果圣经说他不是神,他就不是。我相信圣经。因为除了这里这本圣经,没有别的根基。
她说:“我要用圣经证明他不是神。”我说:“好的。你的经文在哪里呢?”她说:“《约翰福音》11章。”
哦,我说:“你看到那里的什么地方说他不是神呢?”
她说:“当耶稣去拉撒路的坟墓时,圣经说:’他哭了。’这就证明他是人。他不是神,不然他不会哭。”
18

我说:“女士,你的证据比用饿死的小鸡的影子做的汤还稀。”我说:“你没有一点的机会。”我说:“他是人,但他也是神。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我说:“当他站在坟墓旁,他确实像人一样哭了。但当他往那里看,挺直他单薄的身子,他没有什么好看的,圣经说:’他没有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但当他往坟墓观看,一个已经死了、埋在坟墓里的人,皮肉之虫在他身上爬进爬出,耶稣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灵魂在某个地方走了四天的人活过来了,又站了起来。那比人大多了。”

是的,先生。朽坏知道它的主人,生命知道它的创造者。一个在坟墓里腐烂的人像正常的活人一样回来了,坐着跟人一起吃饭。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在一个人里面。
19

肯定的。一天晚上他从山上下来,哦,是一天早上,他饿了,往一棵无花果树上观看,找东西吃。他饿了。他饿了时是一个人。但当他拿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时,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神人。真的。

那天晚上,他在那里是一个人,他太累了,因为整天医治病人等等,能力从他身上出去,父神用异象等等通过他说话。他在翻腾的海上。小船像瓶塞一样上下起伏,一万个海上的魔鬼起誓那天晚上它们要淹死他。他太累了,躺在船尾,甚至波浪也叫不醒他。他累了躺在那里,是一个人。但当他把脚踏在船帆索上,抬头看,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和浪都听从了他,那比人大多了。那是天地的统治者藉着那双人的嘴唇说话。真的。
20

他像人一样死在十字架上,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像人一样死了,但在第三日,他复活了,证明了自己。难怪诗人说:“降生,他爱我;受死,他救我;埋葬,他除去我的罪;一日他再来,何等荣耀的日子!”难怪这使历代诗人、作者和先知的心激动。任何有所成就的人都相信他是救主。

埃迪·佩罗尼特,他被外面的世界逼迫。最近我站在他和考珀的坟墓旁,考珀写了:“有一血泉,血流盈满。”一天,埃迪·佩罗尼特在他后面的内室里,他们不能卖他的歌。他们说他癫狂了。但神对他说话,他拿起笔,写了耶稣再来的就职典礼的歌。他说:“何等权柄,耶稣尊名!天使全数俯伏;献上冠冕,同心尊敬,他作万有之主。”哦,看看那个。
21

盼望,如果你盼望它,就必得着。你通常得到你所盼望得到的东西。如果你今晚来聚会,盼望找到东西来批评聚会,魔鬼会指给你看。他会确保你满足了。你得到你所盼望的。如果你来得祝福,神必确保你得到祝福。如果你来得救,神必确保你得救。如果你来得医治,盼望得医治,神必确保你得到。关键是你盼望他什么。

呐,在所罗门的日子,他们不像今天这样有电报等等。他们不像我们一样有电视、电台等等现代科学。信息是嘴传耳听。我……你知道,只有那些素常盼望的人才能得到他们所仰望的东西。
22

注意,在一个东方国家的偏僻处有几个博士,也许是印度,几个博士。不久前,大约一年前,我穿过印度的大街,看到几个老博士仍在同样的习俗中,坐在那里观察星星。这些博士,他们相信基督要来了。三位博士看见这颗星,从东跟到西。圣经说:“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是的,他们在东方,看见星在西方,因为东方位于巴勒斯坦的东面。所以,他们必须是在东方看见一颗星在西方。“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阿们!

注意,那颗星经过每个天文台。那是他们当时能报时的唯一方式,就是藉着天文台。他们靠星星来守时:“守望的啊,夜里如何?”你记得先知吗?那颗星……你相信那是一颗星吗?圣经说是。它经过每个天文台,有正统的信徒抬头望天空,观察时间。他们在建筑物顶上、在墙上熬夜,他们观察星星。晚上某个疲倦的人出来,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过那几个小时,”第四更,第五更,“过那几个小时就天亮了。”
23

他们在每座城市观察星星。没有一个人曾看见它。博士们从印度一路跟随它到巴勒斯坦。为什么人们看不见它呢?今天人们看不见神荣耀之事的原因,是因他们没有仰望它们。原因就在这。它只给那些正在仰望它的人。那些博士看了巴兰的预言,巴兰说:“有星出于雅各。”他们知道事情形成的方式。这是事情发生的时候了。你可以分辨。阿们!

这就是了。听着,你可以分辨我们到了路的尽头。原子弹、钴弹、氢弹,国家在颤抖、争吵,强敌架在那边,有可在五分钟内就把这个国家和全世界炸得粉碎的喷气式飞机,是的。人人都紧张。
24

就像小羊羔在外面的田野吃草,它似乎变得紧张起来。怎么回事?你们在高处往下看,瞧那里,一头狮子蹲着要扑向它。羊羔没看见狮子,但有东西告诉它。今天人类也是这样。他们紧张,不安。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怎么回事?敌人正在蹲伏,准备扑过来。尽头在这里。任何精神思想正确的人都知道事情不对劲。

25

博士看见了那颗星,他们说:“将有一颗星兴起,我要观察它。”他们看见了。

耶稣说就在这时会发生什么事呢?“我必将先前一切的荣耀补还给百姓,我要将春雨和秋雨浇灌他们。在第一个教会里的神迹奇事末日要在第二个教会里。”这是你们的迹象。他正在世上显现。神迹奇事,他所做的同样的事又在这里,他的灵在人们中间运行。
先知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那日,不是白昼,也不是黑夜,是阴沉的。早在早期的教会,他们有耶稣在他们中间的神迹奇事,他们看异象,医治病人等等,有圣经的大神迹奇事。光变暗淡了。时代前进,直到人们经历了黑暗时代。黑暗时代后,路德来了。路德之后,卫斯理来了。卫斯理之后,加尔文来了。加尔文之后,哦,一路下来。那是什么?他们有足够的光知道耶稣拯救人。
26

那是一个阴沉的日子,但圣经说:“到了晚上必有光明。”太阳在东方升起,照在东方人身上,犹太人和东方人。文明随着太阳运行。现在是末日。我们已经走到了西海岸。接下来又是东方。当太阳下山时,她会把所有的荣耀照射出来。

圣灵在这里。你一直在盼望他吗?如果是,你肯定会看到他的引导。
西面在盼望耶稣。如果神给你做了一个应许,神就有义务持守那应许。神决不会做一个他不能持守的应许。所以当西面……也许耶稣降生的那天,博士来了。他们正在盼望他。山坡上贫穷的牧羊人……耶稣从未去神职人员那里,他们不盼望他。那些牧羊人,山坡上的贫穷农夫,天使降临,说:“今天在大卫的城里,主基督降生了。”他们去,发现是那样的。信息并没有传开。
27

我们来看,星期一早上在圣殿里。两百万人中有很多婴孩出生,就像当时的犹太人一样。很多婴孩出生。每个男婴都必须在八天后带到圣殿行割礼。母亲必须献一只羊羔,如果她穷,就献两只鸽子,为自己行洁净的礼,又为婴孩行割礼。这是律法。

我们就说那是星期一早上。每天有几百个婴孩出生。那是星期一早上,圣殿周围一片繁忙。该亚法像个审判官一样打着扇子坐在后面,对此一无所知。祭司在例行公事,争论他们衣服上该有什么样的扣子,或类似的事。有个叫西面的老人坐在祷告室里,也许在读《以赛亚书》。“我们都如羊走迷。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哦,”他说:“神啊,神啊,你已经赐给我这奇妙的应许,我必看见他。”就在那时……如果神给你做了一个应许,神必持守他的应许。
28

圣灵对他说:“西面,起来。”

“主啊,什么事啊?”不,不。一个属神的人不质问神。当神说:“起来,”
他就起来。这跟他要做什么事毫不相干,只要跟随神。不要等候,说:“呐,如果我去祭坛,琼斯太太会说什么呢?牧师会说什么呢?这人会说什么呢?”他们说什么没有任何关系,做圣灵说的事:“行动。”
西面在殿里站起来,四处观看。圣经说:“当深渊,”大卫说:“深渊就与深渊呼唤。”
你相信神的医治吗?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哦,故此就有神的医治,因为你相信。你里面有东西。
29

我们最初来到时,我们的祖宗来到肯塔基,他们跟印第安人争战。他们发现了印第安人,当他们要死的时候,他们会下到俄亥俄河,到格林河和坎伯兰河附近,把他们的死人放在独木舟上,放一些玉米、弓箭,把他推到河上。他们说:“他要去来世的乐土。”印第安人不知道神的事,唯一的事,他里面有东西告诉他:有一位神。

非洲的霍屯督人进去那里,人们不知道左右手,但他拜一个像。他知道有一位神。他里面有东西……他是一个人。他有个魂告诉他:有一位神。
30

注意,快点,我得赶快结束。时间过得这么快。注意。大卫说:“你的瀑布发声,深渊就与深渊响应。”如果这里面有东西呼唤某个东西,那里就必须有东西响应那个呼唤。换句话说,在鱼背上有鳍之前,必须有水让鱼在里面游,不然鱼就不会有鳍。在地上有树生长之前,必须先有地,不然就不会有树生长在地上。如果这里面有东西呼唤某个东西,外面必须有东西响应它。

不久前,我在报上读到(我引述了很多次),有个小男孩吃铅笔上的橡皮擦,吃自行车上的脚踏板。他们带他去看医生,在实验室或诊所检查他,他们发现他的身体需要硫磺。他在自行车的脚踏板或橡皮里找到硫磺。橡皮里有硫磺。瞧?这里面有东西呼唤硫磺,如果有东西呼唤硫磺,就必须有硫磺响应那个呼唤,不然绝不会有呼唤。
31

如果你正在寻求从神来的神的医治,某个地方就必须有一个泉源敞开。印第安人在寻求神。必须有一位神响应它。如果你在寻求圣灵,就必须有圣灵响应那个寻求。如果没有深渊响应,就没有深渊呼唤。

为什么你今晚来这里呢?因为你相信有个地方。就像你会相信一样确定,有一个泉源敞开。这就是为什么圣灵带你来这里。
西面相信他会看见基督。他坐在殿里,神的事是要确保他找到那个地方。就像神的事是要确保你今晚来到这里。被引导,盼望,他起来,走过会堂。
32

注意,快点,你们专注于我说的。走过会堂,首先你知道,他碰到了这队母亲。他站在那里观看。所有富足的妇人都带着婴儿,穿上等刺绣的衣服,裹着粉红色和蓝色的毯子等等,每个人都牵了一只羊羔,漂亮的小东西。在队伍下面,我看见一个大约十八岁的童女。她身后有个坏名,因为他们说这孩子属于约瑟,孩子是婚外生的。但在那个母亲的心里,她知道这孩子属于谁。孩子没有穿上等刺绣的衣服,裹着襁褓布。那是你从犁田的牛轭背上拿下来的东西。荣耀的王,没有刺绣的衣服,用襁褓布裹着他。

妈妈站着,她脸上遮着帕子,俯看小婴孩,和别的妇人保持距离。“我们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是个被驱逐的人。”被驱逐的人,但她心里知道这婴孩属于谁。
33

圣灵说:“他要被称为神的儿子。”怎么样呢?不是推理,而是相信。在那里,她们保持距离。

但这位相信超自然的先知来了。他就是超自然。老圣人从那里走过,他走路时眼泪流在脸颊上,他在这位母亲面前停住,伸手从她的怀里接过婴孩。他看着孩子,眼泪流在脸颊上,说:“主啊,让你的仆人平安离去。照着你的话,我的眼睛已经看见你的救恩。”就是这样,被圣灵引导。哦,盼望它,被圣灵引导去到你所盼望的东西那里。
同一天,在殿里,有个名叫亚拿的老盲女先知。她没有离开殿,昼夜祷告。她眼睛瞎了,但她看得比能用眼睛看见的人远得多。她瞎了,正在等候以色列的安慰者,知道基督有一天要来。圣灵临到了她。她站起来,这个瞎眼的老女先知来了,她被圣灵感动,走过圣殿,绕过批评者,直到她来到基督面前,站住。圣灵引导她到基督那里。站起来,说预言,祝福马利亚和婴孩。圣灵的引导,盼望它,相信它。
34

不久前,我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来,起了暴风雨,刮着我坐的飞机。我们在田纳西州孟菲斯着陆。我永远忘不了。他们送我到那家叫皮博迪的大宾馆。我从未用自己的钱住过那样的宾馆。我没有那样的钱。但环球航空公司送我去那里。那天晚上我在那里,当晚祷告。次日早上,你相信我们被神的灵引导吗?

我希望我有时间告诉你们很多事。在这件事上,这个时候非常惊人。次日早上,我有几封信,我要去邮局寄信。我走在街上,他们打电话给我,说:“准备搭乘八点的飞机。豪华轿车七点半载你去。”
我说:“谢谢你,先生。”我说:“让我看看,现在是六点半,我有时间去邮局。”
35

我下去寄信。我唱着歌走在街上。哦,首先你知道,圣灵说:“停住。” 我想:“怎么啦?”我想:“也许我只是以为我听见了那声音。”

我往前走了一点,又有东西制止我,说:“停一下。”
我观看,有个大个子警察站在角落,所以我后退,好像我在看钓鱼的卷轴。圣灵说:“转身,走另一个方向。”我不知道别的,只有做主告诉我做的事,我希望我永远不再知道。
我转身,往回走,经过宾馆,继续往前走。我看手表,八点半了。我进了黑人区。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只是被引导。我不知道。只管继续走。我已经让这种事发生了很多次,是的,几百次了。我只是被引导。
我想:“主啊,为什么你要我来到这河边,到黑人生活的黑人区呢?” “不关你的事,你跟随我。”
36

我只管继续走。首先你知道,我观看,靠在一扇门上……我一边走,一边唱着那首短歌:“我真快乐我是他们中一员。”对着自己唱,我看见门上靠着一个典型的杰迈玛阿姨,她头上裹着一件男人的衬衫,一幢粉成白色的小屋坐落在那里,一个犁头尖挂在门上作门栓,把门拴住。她在那里闲着,从那里观看。大约一百码远我就看见她,我停止歌唱,只是继续走在街上。当我经过时,她笑起来了,看着我,眼泪流在她肥大的脸颊上。她说:“早上好,牧师。”

我转过身,说:“早上好,阿姨。”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
她说:“牧师,你在圣经里读过书念妇人的事吗?她不能生孩子,她告诉主说她是有福的,以利沙告诉她,说她会生一个孩子,她生了孩子,后来孩子死了。”
我说:“是的,我记得。”
她说:“我就是那样的妇人。我不会生孩子,我告诉主说我要为主养育孩子。”她说:“主赐给我和丈夫一个孩子。”她说:“牧师,”她说:“这孩子,我儿子长大成人,他出去,做错误的事。我无能为力,牧师。我在洗衣板上洗衣服,竭力在教会里正确地养育他,但他堕落了,他离开了神,结交了错误的人群。牧师,他得了不好的病,梅毒,快死于性病。他躺在那里快死了。”她说:“哦,昨天医生在这里,他从昨天早上就不省人事,医生对我说:’他再也不会清醒了。他的心脏,他的血液正在流回心脏。病毒正在吞噬他,太迟了,对他无能为力了。病毒在他里面咬出洞了。’”她说:“牧师,我实在不能看到我的宝贝不认识主就死了。”她说:“我整夜祷告。我一直说:’主啊,我是一样的妇人,你的以利沙在哪里呢?’我一直祷告,我睡着了。”她说:“我做了梦,看见一个穿铅色西服、戴褐色帽子的男人走来。那就是你,牧师。”她说:“今早三点主告诉我来站在这门口等你。从那时起我一直在这里。”
我拍拍她被露水打湿的肩膀。我想:“主啊,就是这里。”
37

她说:“你不进来吗?”

我到过君王的宫殿,我到过全世界各国最好的房子里。我从来没有像那天早上在那个简陋的小房子一样受欢迎。我走进门。墙上没有美女的照片。门上有一块小匾:“神祝福我们的家。”我看到一个矮炉放在地板上,一个铁架床放在角落里,一个高大、大约一百八十磅的黑人男孩躺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张床单,发出:“嗯嗯嗯嗯。”
她说:“你看到了吗,牧师?他现在不省人事,这是第二天。他认为他在大海上,他迷失了。”这时,男孩说:“妈妈,太黑了,太黑了。我实在不知道我要去哪里。”
她说:“哦,牧师,你听到吗?我无法忍受看到我的宝贝像那样死去。”妇人俯身下去,亲吻他的额头。
我想:“神啊,不管他做了什么,怎么在罪里,他仍是妈妈的宝贝。她不可能忘记他。那是她的宝贝。”我想:“神啊,如果那位母亲不能忘记她的宝贝,你说:’母亲可能忘记自己吃奶的孩子,我却不忘记你。你被铭刻在我的手掌上。’”我想:“神啊,那个可怜的妇人。”
38

她哭了。我说:“阿姨,我名叫伯兰罕。你曾听说过我吗?”她说:“没有,先生,伯兰罕牧师,我从未听过你。”

我说:“我的事工是为病人祷告。”她说:“我很高兴知道这个。”
我说:“阿姨,你要跟我一起跪下来祷告吗?”她说:“好的,牧师。”
我说:“阿姨,你带领。”
她跪在那里,哦,弟兄,你引起……她可能一直是个洗衣女工,但让我告诉你,当那个老妇人开始祷告时,你能感觉到神的能力在房间里运行。
她说:“亲爱的主。”她的宝贝躺在那里快死了,她却一点也不受搅扰。她说:“亲爱的主,我奉耶稣的名来到你面前。”这样的祷告,她祷告完了,我站在那里,拿床单擦了一次眼睛,她说:“主啊,你已经差遣你的牧师,主啊,让我听到我的宝贝去世前说他得救了。”
我看着她。我想:“主祝福你年老的心。”我说:“现在我要祷告,阿姨。”我说:“天父,我的飞机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但你说:’走。’我知道要做的就是这个。我正盼望你做一件事。主啊,我不能做什么事,只是跟你交谈。”我刚摸他的脚,那双脚冷冰冰,粘乎乎的。死亡在他身上。我说:“主啊,我能做的就是跟你交谈,你会怜悯这男孩吗?亲爱的神,拯救他,医治他的身体,为了这个可怜的老母亲。”
当我祷告完了,男孩说:“妈妈。”妇人说:“是的,宝贝?”
男孩说:“房间里亮起来了。”
39

五分钟后,男孩坐在床边跟我握手。我跳出去赶飞机,到了机场,飞机仍在等候,正在最后一次呼叫。神本着恩典,因一个贫穷、无知的黑人妇女而将那架飞机停住,让它留在那里。想一想恩典,我们神的恩典不可度量、无边无际。因为一个贫穷的洗衣女工的祷告,让一架飞机停在地上,让它落在那里。哦!

大约一年前,我路过,火车……哦,火车停下来。如果你去过孟菲斯,你就知道火车怎么进站停靠。我下去买三明治。车上太贵了,所以我下去买汉堡包。我下了火车,开始走,我听见一个红帽子叫:“喂,伯兰罕牧师。”
我四处观看,说:“你好,先生。”他说:“你不认识我,是吗?”
我说:“我想我不认识。”
他说:“你记得那天早上圣灵引导你到我妈妈的家里吗?”我说:“你不是那男孩吧?”
他说:“是的,牧师。我得医治了,现在我是基督徒了。”阿们!哦!
40

几天前,几个做学生的弟兄在我家,你们可爱的小伙子班克斯·伍德弟兄和他妻子住在我隔壁。白天十点,看着大约一百五十码远树林中的巷子,一只负鼠从巷子里上来,经过四幢别的房子,拐进我的门里。

呐,打猎的弟兄,你知道负鼠白天不走,它们夜间行走。它进来了。我想:“它可能有狂犬病。”所以我出去,拿一把院子里的耙子按住它,它冲我叫。它的一条腿断了。一定是狗咬断的,或是车撞到了它。它的耳朵里满是绿头苍蝇和蛆,情况很可怕。我想:“这就是它叫的原因。”通常,它们倒下装死。但我刚好注意到它有九只赤身的幼崽。
我对利奥弟兄和在这里某处的吉恩说,我说:“小伙子,过来这里。那天杰弗逊维尔有个女人,漂亮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下去把孩子包在毯子里,让孩子窒息而死,带到桥上,丢在水里。”我说:“这只负鼠比起那女人更是一位母亲。”是的。哦,人可以变得多么下贱啊!
41

负鼠没有因我停下来,它往台阶走去,跌倒了。在这里的伍德太太和伍德先生走上来看。伍德太太和伍德先生对羊等等有很多经验,是非常可爱的人。伍德太太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处理它的唯一合适的办法就是杀掉它。它还在呼吸,但它活不了。它生坏疽了,什么东西都进去了。它快死了。杀掉它,然后把幼崽拿去杀掉。”它们努力地吮吸妈妈的奶。负鼠是除袋鼠以外唯一有口袋装幼崽的动物。她说:“处理它的唯一合适的办法,就是杀掉它。母亲死了以后,幼崽会吸那凝结的奶,很快就会死掉,抽搐等等。只要杀掉它们。”

我说:“我做不到,我实在做不到。” 她说:“哦,你是个猎人。”
我说:“可我不是杀手。”我说:“我只杀我吃的东西,那是可食用的动物。不管怎样,我不能杀它。”
她说:“是的,伯兰罕弟兄。”她说:“可是不要让它受苦。”她是从人道方面来看负鼠,但我里面有东西说:“不要杀它。”
42

整天人们来了又去。负鼠没有动过,躺在那里,那条腿像那样伸出来,那些幼崽仍在吸它的奶。我用棍子捅它,它起不来。

那天晚上,我们出去。伍德弟兄他们带我出去,开车兜风。我们正在路上行驶,伍德弟兄说:“看到那只小狗吗?”我走回去看,可怜的小东西,有人丢弃了它。它身上满了跳蚤、蛆和虱子。弟兄说:“你不认为我们应该杀掉它吗?”
我说:“不,我们救救它。”我收留了狗、虱子、跳蚤、蛆等等,把狗放在车里,带它回家,治疗它。它想要活。肯定的,我们都想要活,不是吗?
43

那天晚上大约十一点,我进去,老负鼠还躺在那里。伍德弟兄说:“它绝不会动了。如果它会动,现在天黑了,它就会动。它肯定不会动了。” 我说:“我也怕它不会动了。”

整个晚上我都无法摆脱那只负鼠,它纠缠着我。次日早上,我的小女儿利百加,她非常属灵,九岁,看异象,很安静,虔诚的小女孩,她跟我一起到走廊看负鼠在哪里。负鼠妈妈还躺在那里,那些幼崽想要吸奶。我捅了一下它,它几乎不会动,不能睁开眼睛。
44

我回去,坐在房间里。利百加回到厨房,我正在按摩脑袋。我说:“哦,我希望我能忘掉那负鼠。我想我得杀掉它,但我不想那样做。”

有东西对我说:“你昨天正在传讲它的事,你说它是个真正的母亲,你尊重它,因为它是个母亲。它快死了。如果它死了,它的幼崽也死了。然而它想要为它的幼崽活着。你传讲它是个真正的母亲。我打发它到你的台阶上接受祷告。它像个女士一样在那里躺了二十四个小时,等候轮到它接受祷告。”
我说:“哦,为什么?”我说:“等一下。我不是在回答自己。是谁那样说话?”我想:“哦。一定是圣灵。”
我转过身,出去,我说:“天父。”以前我见过神对一只猎狗行这样的事,公牛、黄蜂要杀死我,哦,很多的事。神跟动物打交道。它们没有魂,但它们跟随直觉。
45

我想:“主啊,如果你尊重愿意死的负鼠妈妈,无知的负鼠,它想要抚养它的幼崽。你打发它从树林来,经过其它没有栅栏的房子,让它拐进这里,在我的台阶上躺了二十四个小时,等候接受祷告。神啊,如果圣灵认得神的恩赐,他在人身上做了成千上万次,但没有对无知的负鼠做,”我说:“神啊,请医治负鼠。

我必须在审判台前见到你们。我奉耶稣的名祈求这负鼠的医治,它翻转身,看着我,聚拢它的幼崽,看着我,好像要说:“谢谢你,先生。”那条腿正常极了,像那样大摇大摆地走下去。
我说:“过来这里,百加,瞧,它去那里了。”它走到门口,带着它的幼崽极其快乐地走在路上,走向树林。哦,那负鼠对神的认识比世上十分之一的人还多。
46

被灵感引导。同样的圣灵今晚在这里引导你。你相不相信主?要有信心。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被神的灵引导。哦,天父,今晚请怜悯,当这群等候的人,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和病人坐在这里等候。我必须在审判台前见到他们。一年后我回来,如果我活着,这样的一群人有很多会去世。今晚以后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神啊,我祈求你怜悯。今晚拯救失丧的,愿他们意识到这是眷顾的日子。你在这里,你想要让人们仰望你。主啊,你知道我们想要让他们仰望你。愿罪人此时得拯救。

47

会堂里面或外面有没有罪人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神能使残疾的行走,使瞎子看见。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为我祷告。”只要举手,再放下。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姐妹。还有别人吗?神祝福你,你。我右边有人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姐妹。是那样的。神看见你的手。他在这里。他知道一切的事。

父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拯救那些举手的人。主啊,请应允。很多人甚至没有勇气举手,但父啊,我祈求你无论如何拯救他们。愿你此时带着大能临到。愿今晚聚会结束时,愿我们能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
你做了一件有点奇怪的事,跟普通传道人所做的不一样。你拿了饼,你祝福饼的方式,你所行的神迹,那些门徒知道这不可能是一个人,而是你。他们欢喜地回去,说:“我们的心火热。”神啊,今晚你再做一件跟普通传道人稍微不同的事,使这群会众知道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今晚你在这里引导他们去到生命泉。主啊,说话。你的仆人们必听。
主啊,现在恩膏你无用的仆人。为了下面的聚会,我将自己交托给你,奉耶稣的名,阿们!
48

对不起,让你们等这么久。你们非常友好,有耐心。我要再问你们一件事,我们要领你们到台上,领人到台上接受祷告。

呐,我想要大家尽可能敬畏。这对你们可能有点奇怪。如果是,没关系。呐,如果你是批评者,我不愿你留下来。这是一件危险的事。众所周知,如果神临到,疾病从人身上出去,记住,希望我们有时间详谈,你得相信我的话,不是我的话,而是圣经,那些是鬼魔,它们可以从一个人去到另一个人,在圣经中那样做了,今天还那样做。
不久前我见到二十五个人得了癫痫。一个来自某教会的传道人坐在礼堂里,他和他的会众。我请他们低头,他不肯低头。我开始祷告,有东西临到我。我回头看,我说:“先生,请低头。”
他说:“我不需要低头。”我说:“那好吧。”
我有个癫痫的小孩,我无法让抽搐离开小孩。小孩身上有个衣夹,裹着一块破布,正在咬舌头。我无法让抽搐离开小孩。
我说:“先生,不要不敬。耶稣说:’你若能让人相信。’”我说:“你用行为表明你不信。”他说:“我不相信。我不需要低头。”
我说:“那好吧。”我说:“神啊,你会让这个无辜的孩子因那个人和那群人的罪而受苦吗?撒但,从这孩子身上出来。之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二十五个人跳到地板中央,跑来跑去,像那样吐泡沫。这个传道人跟他们一起,他们每个人都得了癫痫。瞧?是的。
我看到它发生几百次,各种的疾病。我们不是闹着玩,你们是在全能神的面前。
49

呐,我不认识你。我只认识一些人,只有很少的人。据我所知,就是坐在前面的两三个人。这个年长的女士坐在这里,斯宾塞太太,我认识她和这女士,坐在前面座位上的大概是我唯一认识的人。

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当耶稣在世上时,他怎么说他行了神迹?听着,如果你想回家看,请看《约翰福音》5章,如果你想看,可以看整章。5章19节,当耶稣经过毕士大池旁边的瘸子、跛脚的和血气枯干的,他被问到这事,“他为什么不医治所有的人呢?”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瞧?
50

众先知和基督自己只照父神藉异象显给他们的做。如果他今天是一样的,他今天会不会做同样的事呢?你相信,如果耶稣今晚回到讲台这里,行和做他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你会接受并全心相信吗?请你向主举手,不管你是谁,是罪人或圣徒,不管是什么人?神祝福你们。愿主应允。

记住,当我在审判台前见到你,靠着同一本圣经和同一位神,我仍然会有同样的见证。
呐,我医治不了任何人。你知道。我不是医治者,我是福音传道人。我看异象,那是先知的恩赐。我出生在肯塔基州,从小就有那恩赐。那些事情没有临到你。你没有在学校里学到它们,它们是神的恩赐,是神所赐的。圣经说:“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你出生在这世上就有那些东西。它们不是藉着教育来的,也不是藉着别的东西来的,乃是藉着神的恩赐。
51

[原注:磁带空白。]到我面前来。谁想要取代我?这是……[原注:磁带空白。]我不知道,将近一千人站在四周,猜有几百人。我不善于判断人数。不管是不是一打人,对圣灵或我没有任何关系。一次我向五十万人讲道,五十万。许多时候我们的聚会达到一万、二万、三万、四万,一次有五万。我们期待这星期在德国的第一个晚上有八万。他们爱主,他们爱主。他们战败了。他们情绪低落。不管一切的共产主义者、希特勒和别的东西,福音仍然在全德国和其它的国家挥舞前进。它是不朽的光,永不熄灭。

52

这里有个女士站在我面前,我一生从未见过她。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我们跟神不是陌生人。

妇人站在这里,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她从未见过我。但如果这是跟拿撒勒人耶稣一样的事,怎么样呢?如果他站在这里,怎么样呢?他会做什么呢?让我们在圣经中找出他会做什么。
一次,耶稣在井边遇见一个妇人,他开始跟妇人交谈,是吗?他在做什么呢?你说:“我不知道。”
哦,如果你站在这里,周围有这光,像我现在感觉到的,你就知道它的意思。他在接触妇人的魂。那妇人是活的。这里的每个人都有一个灵和一个魂。我不是跟你的身体打交道,而是跟你的灵。你让灵对了,身体就会顺从。瞧?我必须接触的是妇人的魂。神能藉着预言向我揭示,告诉我她从哪里来,她是谁,她是什么人。她知道那是不是事实。我不认识她。我从未见过她。我没法知道她。但是,如果神说出她在这里的目的,说出她的结果是什么。如果神能说出过去是什么,妇人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她肯定就能相信主说的事会成就。对吗?除了超自然,没有东西能这样做。相信那是什么,就取决于她。她对待它的方式,将决定她的目的地,和她得到什么。
53

呐,这里有多少人,我要问你们,这里有谁认识这妇人吗?请举手。有谁认识她吗?是的,

瞧。嗯,她一定是本地人。好的。呐,你们认识她,我不认识。你们做判断者,让神做审判者。我不认识她。但如果神愿意,像他藉着他儿子耶稣基督做的,神、圣灵住在基督里,基督这么说:“同样的灵要降在你们身上,当我从死里复活后,你们就要做同样的事。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你会吗?你能不能相信?
呐,为了神的荣耀,为了主复活的能力,我把这里的每个灵置于我的控制下,奉耶稣基督的名,你们照主告诉你们的做。
54

呐,女士,我想跟你交谈。我不是要使你成为引人注目的人。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我必须跟你交谈,你是第一个病人,等到圣灵开始恩膏,事情就开始不一样。它去到各处。瞧,它带我到恩膏下。

你知道你在你弟兄之外的某个东西的同在中,有感觉知道有东西在你附近。你是基督徒。我看到你是基督徒,你周围变得相当亮了。这表示你的灵欢迎我。你不是批评者,你来寻求帮助。我不认识你,但有东西在你附近,你所感觉到的东西,相当甜美、谦卑的灵。那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请向你们的朋友们举手。
会众,你们难道看不见我和这妇人中间的东西吗?那道在运行、移动的光?那是圣灵。你自己也许看不见它,但你的灵让你知道它在那里。呐,那是医治你的东西,不是我。是你对他的信心。
55

但你来我这里接受祷告,我不知道你的病是什么,但他能告诉我。如果他告诉我,你愿意接受并相信那是主吗?

你的病在你的背上。是肾脏,这是真的吗?你极度紧张。你有肾病,中毒了。我看到检验表明它中毒了。我看到他在检测你。那是真的。你相信吗?我从未见过她。呐,我跟她谈得越多,主说的就会越多。看看站在那屋子里的。看看那里。那么多人要接受祷告。
56

让我们留意一下这个。姐妹,你只要再跟我说话。瞧,你刚才听见的那声音告诉你问题是什么,我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我唯一知道的方式,就是这些人在这里录了音。那不是我,而是他。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是他在说话。

但我看见一个小牌子。不,你不是从坎贝尔斯维尔来的。你来自一个叫杰克顿的地方,类似这样,肯塔基州杰克顿。这是真的,是吗?[原注:姐妹说:“是的,先生。”]你名叫内蒂。你的姓是科夫曼。回家去,科夫曼太太,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你的信心医治了你,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7

你相信吗?你若能信,就可以得医治。只要有信心。你需要的就是这些。

坐在那后面靠柱子的,你想要那咽喉炎好起来吗?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如果你相信,就能得着。你可以得着。神祝福你,姐妹。站起来一会儿。不要哭泣,你的咽喉炎结束了。
你不需要有祷告卡,你明白吗?你必须有信心。那不是我。那是在会众中察看的主,一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他说:“谁摸我?”
门徒说:“不要问这样的问题,嗯,大家都……”大家都否认摸了。他四处观看,直到找到了妇人。他说:“我虚弱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那是同样的事在发生。不是我,而是他,是他在这里。他说:“你的信心医治了你。”妇人知道那是真的。
要敬畏,相信神。如果你能相信,你就能得着你求的任何东西,但你必须相信。
58

是这位女士吗?你好,女士?你相信主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吗?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自己,姐妹,而是因为主的天使对我说:“你若让人们相信你。”

我看到一个黑影悬挂在妇人周围。那是死亡。你……是的,你不是从本地区来的。你来自一座城市、大城市。它坐落在靠近一条河的山上,河对面有一座城。哦,那是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你是从那里来的。我看见了桥。你有内脏的病。是的。肝脏上有癌症。[原注:姐妹说:“这正是医生说的。”]你是……是的,那个检查你的医生外表强壮。是的,是不是?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是的,你要回家痊愈吗?请接受我的主耶稣。
姐妹,耶稣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相信我是信徒吗?你相信那是神藉着人的嘴唇说话吗?那个恩膏在我身上。如果我按手在你身上,会发生什么事呢?耶稣说:“他们就必好了。”你要欢喜回家,将赞美归给神吗?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个可爱母亲身上一切的疾病。打发她回到她所属的地方,回到她的家,痊愈。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阿们
神祝福你。是的,我要你也相信,她必康复。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要对神有信心。耶稣说:“要信服神。”你若能信,就必痊愈。
59

你好,先生?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是吗,先生?我们一生从未见过面。是的,先生。我们是……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主耶稣已经将我们吃过的一切食物都供养给了我们。他赐给我们呼吸的气息。他是唯一将我们永恒的目的地掌管在手里的。
在你面前是陌生人,哦,我对你一无所知,但耶稣知道你的事。你还未出生,他就知道你。他知道你的整个人生。
呐,如果他愿意,他能告诉我你站在这里的目的。如果他愿意,不管是什么事,是什么就是什么,你会全心相信他,接受那是他吗?你会吗?
是的,先生。你来自坎贝尔斯维尔,因为我看到你走在街上,但你窒息什么的。哦,是你的心脏,你有心脏病。这是由心脏病发作引起的,你心脏病从未好过。
不管说的是什么,都是事实,对吗,先生?你相信他在主的同在中吗?
我亲爱的弟兄,我按手在你身上,祈求天上的神将你心里渴望的赐给你,愿你今晚去,得着你来求的东西。因为我站在各各他的光中,宣告这些祝福,奉那位在那里为他们受死的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我的弟兄。去吧,不要疑惑任何事。你必得着你所求的。
60

哦,我多么爱他。他是可崇拜的主耶稣,宝贵的那位。

你好,年轻女士?我想我们彼此也是陌生人。我很高兴见到你。我想看到女人身上没有那人造的化妆品。你看上去像个女士。我很高兴看到你。愿神将你所渴望的赐给你。
我跟你是陌生人,但你全心爱主。你相信他是神的儿子吗?我不该这样问你.你相信,因为你是基督徒信徒。我跟你是陌生人,但我是他的仆人,你相信,是吗?那我就能藉着为你祷告来帮助你。
我不要你想你有什么问题,或你在这里的目的,我要你想别的事,你就明白这不是心理感应。心理感应是拿一个数字,他们来猜测之类的。让你们每个人的心思都忘掉你们的问题。
但你有一个小肿瘤,是吗?医生说它称作囊肿。它位于你的右臂下。这是真的,是吗?你丈夫跟你在一起,是吗?我感觉到他的灵正在呼求。他也需要帮助,是吗?他有心脏病,是不是?你可以回家,痊愈,姐妹。当那恩膏像现在这样在你身上时,按手在你丈夫身上,神必将你心里所渴望的赐给你,我祝福你,我的基督徒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1

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他,你就能得着你所求的。是你的信心成就这事,不是我。今晚是那位可爱的主在这里,我今天所讲的那位没洗脚坐着的。他那么爱你。不要转身离开他。接受他在你心里。哦,你今晚不相信就离开这里,是何等的罪啊!他已经从荣耀降临,做这些事。求神怜悯。神是怜悯的。

呐,姐妹,看这边一会儿。我想我跟你是陌生人。我们年龄相隔很多年。你是个年轻妇人。我对你一无所知,但神知道你的一切,是吗?如果神让他的仆人我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你会接受吗?
朋友们,我……那么大的信心从会众中拉动,老实说,我几乎看不见会众。是那么大的信心在拉动,信心起来了。
我看见一个异象,一个孩子在这后面。有个孩子躺在那里吗?他有疝气,是吗?对不对,女士?你相信主吗?孩子隐藏起来了,但没有向神隐藏。神知道他在哪里。你相信吗,妈妈?按手在你的孩子身上,你和爸爸在那里祈求神:“天父,请怜悯。”你们会这样做吗?请应允没有伤害临到,耶稣这位可爱的主必医治孩子,为了神的荣耀。阿们!
62

我没有失去理智,没有,但有这样的感觉知道,耶稣站在这里,那位从死里复活的,他那么爱你们。他正在替我说话。我一直在传讲他,他在说话。那是他。

对不起,女士。我不是有意要离开你。我必须跟随圣灵引导的方式。
呐,这是一条黑线,从一个妇人到另一个妇人那里。那是什么?是魔鬼。他知道他的时间到了。这妇人有……你极度紧张,是吗,女士?几乎歇斯底里地紧张。我看到你想要做事情,却做不了。你实在紧张,精神紧张。撒但告诉你,如果你没有好起来,就会失去理智。但他向你撒谎。
63

那位女士坐在那里,那后面第二个,她也被神经质搅扰,对吗,女士?明白我的意思吗?这鬼魔知道如果那妇人半途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我是他的先知,它就得离开妇人。那鬼魔正在呼求这鬼魔帮助,帮助积累不信,但它输了,它肯定输了。信心正在聚集。

非常紧张、不安,你也为别人操心。那是个男人,那男人是个士兵,是士兵。他是退伍军人。是精神病。是你的……是你丈夫的兄弟,你的小叔子。你丈夫也有一个他应该放弃的习惯:抽烟。不要怕,姐妹。要对神有信心。过来这里求祝福。
我按手在我的这个姐妹身上。撒但,你这邪恶、自私、不敬虔的灵,我奉耶稣基督的名以决斗的信心挑战你。你被曝露了,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的名,平安地去吧,我的女儿,愿神与你同在,祝福你。
64

血液滴在我和女士中间。她有糖尿病。胰岛素是重要的东西,但是,哦,耶稣的血重要得多。

让你我去各各他输血。你会跟我同去吗?
哦,神啊,我把这妇人举向你,举向你在各各他的宝座。请你现在触摸她的身体,使她痊愈,好吗?愿她不死,愿这病被斥责,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姐妹。愿他的灵降在你身上。
呐,那关节炎会很快让你卧在床上,使你残疾,拄着杖到处走。但耶稣在这里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姐妹?
在那男孩身后四处张望的女士,你患有神经问题,是吗?嗯,哦,撒但以为他可以隐藏起来。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也患有神经问题,对不对?你们两位女士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
奉主耶稣的名,撒但,鬼魔,骗子,你不能拘禁她们了。她们相信。她们触摸了主。出来。奉耶稣的名,阿们!
65

就一会儿。哦,是这样的。坐在那里的小女士也紧张,是吗,女士?我看见一条黑线上升。耶稣医治你了。

你旁边的人,有很多麻烦,慢性肺结核。你全心爱耶稣吗?你相信耶稣会使你痊愈吗?神祝福你。去吧,得医治吧。
姐妹,你也能得医治,不要不信,只要去。你想要我按手在你身上。奉耶稣的名,我这样做,为了证实信心,阿们!
要对神有信心。过来,女士。我看见一张桌子站在你我中间。你正在离开桌子,你拒绝食物。你相信主必使你痊愈,让你能活着吃饭,胃病好起来吗?你还有妇科病,妇女病。很长时间了,但神会使你痊愈。你相信吗?我按手在你身上,为了你的医治,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要有信心。去吧,我相信会这样,如果你信的话。好的。
66

你过来吗?呐,使你能知道。朋友,我不是在读人们的心思。

神祝福你的心。是的。现在不需要隐藏。你的信心已经使你痊愈,亲爱的姐妹。
你得过咽喉炎,是吗?坐在那里双手捂着哭泣。当我看到你的这个模样时,有东西临到了你,是吗?有东西说:“你得医治了。”
坐在你旁边哭泣的女士,她也有一种病,心脏病。你相信耶稣也会使你痊愈吗?你们都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
主耶稣,我祈求你医治,为了你的荣耀。你触摸。他们触摸了你。我感觉到了。现在你使她们痊愈,好吗,天父?我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女士,病人吗?抓住我的手。我跟你是陌生人,是吗?如果神向我这样显示你的病是什么,你会接受吗?你不用做手术。那肿瘤必离开你。要相信,要对神有信心。
67

你若能全心相信,就绝不会瞎。你信吗?我按手在你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痊愈。阿们!要有信心,全心相信,痊愈。

神经质要神医治不算什么,是吗?神已经造得那么好了。你相信你会好起来吗?瞧,是前列腺炎导致的,使你紧张,晚上起来等等。是的,嗯。现在去相信吧。一点也不要疑惑,它会在你身上停止。你会好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我这样做,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我不能医治你,轮椅上的女士。我不能使你痊愈,但我知道你的病在哪里。只要你相信。你在哭泣。有样东西告诉你:你可以痊愈。
68

你相信你的背病没有了吗?你信吗?哦,你可以去,神祝福你。

你有关节炎,非常严重。只要继续有信心。如果你使用更多一些信心,你就能捡起轮椅回家。
只要相信,要有信心。
我们的主耶稣太奇妙了。我几乎再也看不见会众了。似乎一切都变成了乳白色,圣灵聚进来。人们现在在相信。为什么你起初不那样做呢?你必看见大事发生。
你好,先生?哦,哮喘是不好的东西,但神是哮喘的医治者。你相信吗?去相信神,它必在你身上停止。我的弟兄,我祝福你,奉耶稣基督的名,为了你的医治。阿们!现在去相信。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神与你同在。
69

哦!神想要使你们都痊愈。我再也看不见你们了。神能医治肾病,使人的背痊愈。你相信吗?你的病没事了吗?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我的弟兄,我按手在你身上,祈求神医治你,奉神儿子基督耶稣的名。愿他使你痊愈。阿们!要有信心。

相当紧张导致你得了心脏病,换句话说,像是悸动,特别是当你吃了饭躺下,你快窒息。呐,我要告诉你,你有一颗紧张的心,但不是心脏病。瞧,是因为紧张的胃溃疡在你胃里形成的气体,气体升到心脏周围,使心脏悸动。你相信你会好吗?你相信你正站在主耶稣的同在中吗?耶稣,可怜的母亲,神祝福你,姐妹,样子脆弱的人。主爱你。他要你此时信靠他。神啊,可怜的人想要积累足够的信心得痊愈。
哦,撒但,你这残忍的家伙,我奉神的儿子耶稣的名命令你,离开这妇人,从她身上出去。我的姐妹,我只是一个人。但你周围的黑暗离开了。现在好了。去吧,相信。一切都会好的。
70

心脏病等等要神医治太容易了。你信不信?它是头号敌人,杀死的人比其它病都多,但神能医治它。你相信吗?你也受了它很多的苦。多少人现在想要心脏病得医治?请在会众中举手?瞧,我没法知道,所以……我快要不行了,我祈求神使你痊愈。

主耶稣,我祝福这个想要活着的妇人。主啊,我祈求她活着。愿仇敌离开我的姐妹,愿姐妹今晚回家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们起来。好的。
71

你过来。我的弟兄,知道生命对你很短暂,除非一件事能发生。你有癌症,黑暗聚在你头上。魔鬼知道,如果你能使用一点信心,他就失败了。你愿不愿相信主,我的弟兄?要有……你愿意一辈子事奉神吗?

全能的神,我谴责魔鬼,祈求我弟兄活着。撒但,你被曝露了,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的名,阿们!现在不要疑惑,去相信吧。如果你相信,你可以得着你所求的,嗯。
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姐妹?不要激动。你只是有点紧张,但这不是在我的同在中,而是在主的同在中,你可以分辨。你想要你的胃病好起来吗?你相信神差遣我为你祷告吗?如果我祈求神,你会去吃饭相信吗?你走近一些好吗?
父啊,我们低头,心俯伏,撒但抢夺了这个可怜的妇人,因为看到她的生命不是安逸的花床,黑暗的压力随着她。哦,你这鬼魔,我带她到各各他。奉耶稣的名,你被打败了。耶稣说:“信的人必有这些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必须离开她,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你去吧。
那个正在吞噬你、制造溃疡、导致灼热发生的生命,现在离开了。你痊愈了。
72

你相信吗?大家都信吗?神最后临到你的心里了吗?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他们正在推我的肋旁,我必须离开。神祝福你们。我已经告诉你们真理。神已经见证我告诉了你们真理。现在你们相信神吗?那就照我告诉你们的去做。你们必看见神的荣耀。

你们每个人作为信徒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有人……小男孩,在这里穿红衬衫的男孩,过来这里一下,按手在轮椅上的妇人身上。手按在她身上。是那样的。就在那里,宝贝。就在那里。把手按在女士身上。
神啊,这个可怜的妈妈用她的……弟兄,你像那样在轮椅上躺了很久。只要走远一点,好吗?你坐在那里有癌症,快要死。神必医治你。要有信心。让我们低头。
主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现在不要不信,要有信心。你们每个人做这个祷告,我念,你们说出来。
天父,我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来到你面前。我不配得医治,但我被教导:耶稣死了,使我能得到医治。我现在相信,我接受。我要实施我的信心。今晚我要从这里出去,相信我得医治了,见证我得医治了,打败各方面的敌人,相信你要在我里面证实你的道,奉耶稣的名。
73

呐,那是你们的祷告。继续低头。那是你们的承认。持守神。现在我要为你们祷告,靠神的灵赶走这一切阴郁的怀疑和迷信。

亲爱的神啊,我知道我不配。我虚弱。我的力量没了。但是亲爱的神啊,你是刚强的。我知道我不配,但你是配的,毕竟这不是我。我那么卑鄙,但在各各他的光中我是完全的。耶稣藉着他的恩典使我成为那样。
我的天父,现在我以完全的方式向你祈求。我奉主的名来,因为他邀请我来。我把这群会众、他们每个人带到你的同在中。主啊,看看他们这些可怜、受苦的人类,残疾人坐在轮椅上,小孩子手按在妈咪身上。神啊,爸爸手按在妈咪身上。丈夫手按在妻子身上,小孩手按在父母身上。这使我心碎。主啊,它对你做了什么呢?我为他们祷告,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主啊,看看他们,看看他们。他们相信。
撒但,你这邪灵,你被打败了,从他们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把你赶走,离开这会堂。你被打败了,这些人必痊愈。出来!我靠神的儿子耶稣命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