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807A 骄傲

1

我知道卫理公会也不怕水。所以他们像平常一样出来,在避难所坐下,不管是不是在下雨。我原以为只有浸信会是那样的,但我看到卫理公会也是这样的。

很高兴今天下午在聚会中。当暴风雨来临,我往宾馆窗外看,说:“哦。撒但,为什么你做这恶事呢?”我说:“我只是来这里举办这两场聚会,你就降雨。”哦,他们这样宣称:“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主的人得益处。”下雨使天气凉爽,你就不用扇扇子了。我知道农民需要雨,我们很高兴在各方面都能看到这点。
2

很高兴刚才在这里遇到一些朋友,西伯·史密斯夫妇,我们是在他们这里的农场上长大的,就在下面,山脊下面一点点路。史密斯先生和太太在角落里,就坐在底下。当我小的时候,我想他们带我到处去。我想当我还是个小不点的孩子,动身去印第安纳州以前,我父亲为史密斯先生工作。

我有我的朋友麦克斯白登一家他们。还有从这部分地区来的另一位卫理公会传道人约翰·奥班诺先生。我肯定你们认识他,他穿蓝外套坐在这里,是从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来的一个很私人的朋友,是路易斯维尔的一个商人。
史密斯太太问妈妈在不在这里,我想我看到一辆车在外面。我妈妈在这里吗?我也在纳闷,到底她在不在这儿。我看见一辆车,那些女士们如果来,她们也会带我妈妈来。所以我告诉史密斯太太,她可能在这里。妈妈,你在这里吗?我想我可能错了,史密斯太太,对不起。但也许她会来参加今晚的聚会。她也想找办法下来,停在这里这辆车好像就是她的,比利说:“我想奶奶在这里。”
我说:“好像是这辆车。”
3

有个医生在芝加哥我的聚会上得了医治,名叫迪利,他们在那里有一家大诊所。他得了一种不治之症,来到聚会中,结果奇迹般地被医治了,而且他将生命献给了主耶稣。我在全国很多地方看见许许多多的医生。

不久前,希欧多尔·帕维德斯医生,整个西海岸若有谁知道帕维德斯医生,一个被神医治的例子。这人悔改信主了,我在一条灌溉渠里给他施了洗。甚至当人们还在从纽约飞到他那里做手术时,他停止了行医。他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的贫民区开展布道团,希欧多尔·帕维德斯医生,一个了不起的希腊人。他妻子是亚美尼亚人。
4

底下有个太太,一个亚美尼亚妇人,两个乳房因癌症被切除,快死了,主说:“三天后,她会在街上走。”他嘲笑我。

他说:“简直是羞耻,你这个骗子,让那妇人处在像那样虚假的想法下。”
我说:“先生,那不是我;是主那样说。”
他说:“哦,你知道那妇人过六个小时就会死。她现在已经二十四个小时不省人事。她随时都会死。”
我说:“如果她在二十四个小时后没有在街上叫喊,我告诉你我会怎么做。我会放一块牌子在背上,写上’假先知’。你开着你的大卡迪拉克车,带着我在洛杉矶的街道上游街。但如果她去到街上,我就放一块’庸医’的牌子在你的背上,在你前面开车。呐,我们只要握手,站在这里;我们会看到结果如何。”
但他不愿那样做。二十四个小时后,妇人在购物,今天仍然是健康正常的妇人。那已经是大约八年前的事了。这表明我们的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是一位能使昨晚躺在担架上快死的男孩大从担架上站起来的神。小伙子们今天跟我讲了所发生的事。主仍是主耶稣基督,我们很高兴他是。
5

呐,若主愿意,今晚我们又要为病人祷告。我们相信跟你们在一起会有一个美好的夜晚。也许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再回来,待更久一点。我们会召集牧师等人,举办更长一点的聚会。

呐,今天我来到这个营地,这地方是由一个宗派的教会掌管……不是掌管,而是拥有。我们确实全心向这卫理公会教会致敬,因为他们在世上为我们可称颂的主耶稣做了伟大的事。教会通过传讲福音,带领成千上万的灵魂归向了主耶稣,我真不知道当今生结束后,我们在彼岸相聚时会是怎样。
6

进来这里,昨晚在谈神医治的主题上,我没有从教义的立场来谈,因为我想,当我在这里时,我要传讲主耶稣生命的例子。那正是昨晚我所讲的,因为不管我们在一起有多好,多么……不同的教会相信不同的教义,所以我们……当我们在教会里,我们要做基督徒的绅士,不去碰任何类型的教义。我们传讲基督并他钉十字架,这是我们都能认同的。

在今天下午传福音的聚会上,若主愿意,我只想简短地讲一讲,在我心里似乎还想传讲耶稣生平的故事。这样,我们就只是戏剧化一点,或引述耶稣所做所说的事。这样就不牵扯教义的观点,只是纯正、单纯的福音。我爱这个,你们呢?是的。
7

呐,在我们能打开这本书之前,我们可以那样打开书页,但只有一位能解开这道,就是圣灵,就是这样。他是那位写下道的。你们相信吗?确实,他写了…古人被圣灵感动,写下了圣经。圣经是由..……对不起,我过去是知道,但我现在不知道了,圣经有多少位作者。对不起,现在我无法引述,因为我头脑里有两个不同的数字。我怕我会在这点上搞混了。

但不管怎样,圣经被写下……从这头到那头大约相隔两千多年,相隔几千英里,不同的时代,没有一点自相矛盾。嗯,我们两个人都无法给一个人写一封没有矛盾的信。对不对?但圣经是默示的。所有的经文都是藉着默示赐下的,是圣灵默示的,他写了道,太美了。我们因主的仁慈爱主耶稣。
8

呐,他是唯一能正确解释圣经的。我们每个人试着解释圣经,但除非我们被恩膏,否则我们就把自己卷进去了。只要自己在里面,圣灵就不能在里面,只要自己在里面的话。

呐,有些人会到门口,一些引座员什么的,有些人,一些女士在雨中打着伞。如果我们能使他们尽可能舒适就好。这些人在像这样的雨天出来听主耶稣单纯朴素的福音,我们欣赏他们的忠诚和真诚。
如果我没搞错的话,坐在这前面、在伍德太太旁边的这位女士,你是不是其中一个怂恿我来这儿的人?姐妹,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为你祷告了。如果我没搞错,是不是在路易斯维尔敞开之门教会?你得了医治还是什么,你曾有某种病。此后,你的心被搅动了。我相信你是城里一间卫理公会教会的会员。
9

在你的心头,一直要我下来这里。我不……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名字。但这女士在伍德夫妇旁边(他们是我亲爱的朋友和邻居),住在我隔壁。他们是真实的基督徒。当你住在一个人的隔壁,你很容易就能看出他是怎样的人,对吗?是的。

你的两个孩子来自这附近某处的山脊,班克斯·伍德夫妇,我很高兴在福音工作上跟他们有交通。在这里的我们亲爱的姐妹,对她我也只是了解一点点,但我知道她是个忠诚的基督徒。我知道她在她所属的教会里是位很好的工人。愿主一并祝福她和她的教会。
10

呐,正如我说的,圣灵写了圣经,它是以这样的方式写的,人根本没法凭自己的头脑的概念去明白它是什么。无论你写得多好,串讲得多好,一开始就是错的。瞧?因为神将这个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藏起来,这是一个属灵的启示。

看看在我们主耶稣日子里的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他们把一切都搞得清清楚楚,基督要怎么来等等;但当他来的时候,他的到来跟他们所设想的完全相反,就为了表明他是神。它是…他的到来没有违背经文,而是与他们对经文的概念相反。但他准确地照着圣经说的方式来到,完全没错。
11

呐,我有点口齿不清。西伯·史密斯夫妇,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曾去过你们家里的年轻小伙子了;我是个老人了。那天我第一次牙痛,不得不拔掉一颗牙齿。他们在那位置又放回了一颗,在我嘴里放了一根钢丝在这里,它确实挺碍事的。感觉我嘴里放了好多东西。所以对不起,我有点口齿不清,要等到我习惯了才行。但当我们年老时,我们必须得学会这些事情。

那天我在交谈,当我……我告诉妻子;我正在梳理我剩下来的几根头发。我妻子对我说,她说:“比利,你快要秃顶了。”
我说:“哦,亲爱的,”我说:“赞美主,我没有失去任何一根头发。”
她说:“那它们都去哪儿了?”
我说:“我问你一个问题,我就……你回答我,我就回答你。在我有头发前,它们在哪里呢?不管它们以前在哪里,它们现在都回到那里,等着我再去到它们那里。”阿们!哦!
12

所以我不在乎我有多老,你有多老,我们有多少皱纹,有多驼背,这说明不了什么。有朝一日,耶稣要来,我们瞬间就会变回成年轻的男女,并永远活着。何等的……每个微粒,每一点……

我们的身体是由宇宙光、石油等等组成的,但它们来自某个地方。它们过去不在这里;后来在,以后又不在。
但神知道每个将你的身体拼在一起的原子。每一点光、每个微粒、每个细胞、每一点石油、所有的钙、磷酸盐,以及来自地球又进入人身体的一切东西,神知道每一个小颗粒在哪里。有一天,你的灵要得释放,它会为自己的生命呐喊。不是一个老人或老妇人……
13

注意,那天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跟一个医生交谈,我们正在谈论一个非洲人的话题,他说:“哦。”

我说:“医生,我想要问你一件事,每次我吃东西,我的生命都得以更新,这是真的吗?”
“肯定的,”他说:“你吃食物,它造了血细胞,血细胞会更新你的生命。”
我说:“我吃着我十六岁所吃的同样的豆子、马铃薯、玉米饼等等,当我十六岁吃的时候,我变得越来越高大、强壮、健康;但我现在吃着同样的东西,而且更多,我却越来越衰老、虚弱,这是为什么呢?告诉我,如果我放进去新的生命,为什么它现在不能像三十年前对我做同样的事呢?”瞧?
他说:“哦。”
我说:“我想要问你一件事,如果你不断倒水在杯子里,水满起来,但为什么水不能一直是满的呢?”
他说:“哦。”
我说:“因为神已经说过了。”是的。瞧?神已经说过了。
14

当我们长大……我们就像一朵花、一幅画,我们长到了某个年龄,大约二十二、三岁的时候。你们在底下的亲爱弟兄,当你和妻子结婚,你在玉米地里做工等等,娶了那个面颊红润的女孩。但糟糕的是,今天我们脸红的女孩不多了。你知道,我已经三十年没看到女人会脸红了。所有的端庄不见了。我不想现在开始讲那个。

好的,我只是一个老式的、边远地区的、黄樟木式的、相信真理的传道人。我相信人们应该敬虔、圣洁地度今生的日子,仰望主耶稣的到来。
但当我们到了一个地步,大约二十三岁,我们结婚,搂着心爱的人回到家里,你们弟兄们记得这事。那时你处在巅峰状态。首先你知道,一天早上孩子的妈妈醒来,说:“孩子他爸,我看见一根灰头发了。”
你说:“孩子妈,我注意到那双美丽的眼睛下有一条皱纹。”瞧,怎么回事?死亡进来了,不用多久它就会把你逼入绝境。它会去到……不久,你老了,它会抓住你,但它所能做的就这些。就是这样。
15

每个微粒,当你处在最佳的巅峰状态时,神说:“图画画好了。这正是我在那要来的伟大千禧年里所要的,所以我要……死亡就在那里,但你现在不能夺去他们;你可以在他们身上工作,但你不能夺去他们,直到我要你摊牌的时候。”瞧?

然后在伟大的复活中,我们要出来。死亡对我们做的一切事,都在死亡的时候结束了,然后我们要醒来得到新生命。那岂不美好吗?所有的灰头发不见了,老年离开了。我们要永远年轻,永远活在主的荣美中,永不生病,永不衰老,永远不需要吃药,永不住院,永远没有救护车的呼啸声。那岂不美好吗?
嗯,他们称我们疯了,我相信我们是世上最聪明的人。我这样说,没问题。因为我们爱我们的主耶稣。凡是这本圣经包含的,那些应许,它们是好的。我们的主多么良善啊!现在让我们对他亲爱的同在说话。如果今天下午他在圣经的一个简短例子上向我们打开这道,我们就要早点出去,今晚就可以回来。如果我们要为病人祷告,我相信小伙子们会发更多的祷告卡,大约是六点半,类似这样。
16

我们祷告。我们的天父,今天我们很高兴在肯塔基州这里,来到人们当中。我知道在这些山脊背后,在这些古老的墓地周围,有许多墓甚至没有作一点记号。可怜的老父亲,穿着工作服和打补丁的衬衫,他买不起墓碑。但当他把心爱的人放下去,把宝宝放在她旁边,钉下一根小树桩或十字架。但天上的神在伟大的册子、记录本上,记下了一个名字。你知道她在哪里,她的身体躺在哪里。

主啊,我很高兴知道你不会忘记。我们很高兴今天在这里跟他们的儿女们在一起,他们也相信你。父啊,我祈求你,愿你进到我们面前,或让我们进到你的面前。主啊,让你伟大、威严的同在,用你的良善和祝福浸泡我们的魂,不是因为我们配得,我们不配,而是因为你应许了,主啊,我们正仰望它。
圣经都是连在一起的。如果我们只让圣灵为我们解释圣经,圣经就比它字面的意义更大了。只有当我们低头看圣经时,我们才读它,但圣灵说:“我的孩子们啊,你们看这本圣经的时候,就是在注视着我的面。这是我要你们知道的。”愿圣灵今天拿起神的道,照我们所需要的传给每一颗心。愿我们现在围绕神的道交通。请启示我们。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17

在圣经的一个地方,是在《路加福音》这里,在我一生所有的讲道中,我以前从未讲过这个主题。这是一个我从未试过的新主题。刚才坐在宾馆房间里,似乎有样东西把我吸引到这地方。我们读《路加福音》,从7章36节读起。

有一个法利赛人请耶稣来他家吃饭,
耶稣想要……哦,法利赛人想要耶稣来他家吃饭。呐,这件事,你们读完整章后,就会非常熟悉圣经的方式,以及它是怎么说的。呐,当我们把思想转向这经文时,这里有些不对劲。这里…这段经文一直到句号,足以把我所要传讲的思想带给我们。我的题目是:“骄傲。”
哦,骄傲是这么一个被咒诅的东西,太可怕了,骄傲太邪恶了。当我们进入我们的场景时,似乎有些不对劲。我们现在想要看一看,不是从教义的立场,而是从耶稣生活的例子,不是为了教义。但这里肯定哪里不对劲,一个法利赛人想要见耶稣,要跟他吃饭交通。那是完全矛盾的。法利赛人恨耶稣。他们根本就用不着耶稣。对他们来说,他是别西卜、魔鬼、骗子。没有一个法利赛人跟耶稣有任何关系。
18

但这个西门,他想要耶稣到他那里去,接受他的招待。呐,这画面有问题。

当我们看到一个小女孩一直围着奶奶转,六、七岁的小女孩围着奶奶转,那当中肯定有什么事,动机不对。
呐,六岁或七、八岁的女孩通常都喜欢跟她同龄的小孩到处玩耍。但如果她一直跟着奶奶,呐,要么是奶奶对她相当好,要么是奶奶宠她,要么她是奶奶宠爱的人,要么…也许你不知道奶奶可能哪里有一袋糖果,瞧?问题是孩子跟着奶奶的动机是什么。这个憎恨耶稣的法利赛人背后肯定有什么不正确的动机。
19

年轻人喜欢跟年轻人在一起,小孩喜欢在街上玩,圣经在以赛亚的预言中这么说。小孩在街上玩,他们有共同的东西:他们的洋娃娃、陀螺和小玩意儿等等。小孩跟小孩交往;年轻女孩跟年轻女孩交往,中年妇女跟中年妇女交往,老年妇女跟老年妇女交往。

俱乐部,基瓦尼和罗特利,他们有共同的东西。他们必须聚在俱乐部里,来谈论关于社区的现状,或他们怎样才能照顾现今的穷人。他们必须聚在一起。正如肯塔基的老谚语,我听我妈妈说了很多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很大程度上是真理。
20

你从未看见乌鸦和鸽子彼此有什么交通。它们是两种不同的鸟;一个有这个,另一个有那个。呐,乌鸦是食腐动物,它只吃死的东西。但鸽子不能吃死的东西。如果鸽子吃死的东西,很快就会死;它消化不了。鸽子,我们知道被称作鸽子的鸟,在圣经中鸽子象征圣灵,鸽子没有任何胆汁。它消化不了坏的、脏的东西,因为如果它吃了,就意味着鸽子要死。

这非常完美地预表了重生的基督徒不能消化世界上的事,因为如果他们吃了,很快就会在属灵上杀死他们。但你曾注意老乌鸦吗?呐,它可以落在正腐败的死尸上,用肯塔基州的当地话说,就是腐烂。它可以待在那里吃一整天。但鸽子不能去死尸周围;死尸发臭,鸽子会飞走。但乌鸦可以落在那里,吃一整天,然后又可以去麦地里,跟鸽子一起吃。
21

一个伪君子、骗子,他可以去世界,跟世界交往,举止像世人,活在世界上,享受世界上的乐趣,又去教会,假装是基督徒。但真正的基督徒不可能去世界,又回来。哪里出问题了。这表明……

让我看看你的同伴,我就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让我进你家,看看你在读什么,让我听听你在播放什么样的音乐;让我看你读什么样的杂志、什么样的著作;让我看看你的办公室,看是不是有一大堆粗俗的美女照片等等。你告诉我你是基督徒,我不会对你说什么;但在我心里,我会观察你在结什么样的果子(瞧?),因为那是你的饮食。
哦,你说:“我属于教会。哦,伯兰罕弟兄,你无权判断我。”不是我在判断你;是道在判断你。是的。你的果子,你的生命显出了你是什么。
22

哦,这个法利赛人背后一定有某种动机。法利赛人是什么?法利赛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们在肯塔基州不常用这个词。法利赛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在希腊文中,它是指“演员、演戏的人”。哦,我讨厌那个演戏、想要假装的人。我看不起那样的东西。

很多时候人们想要装得像另一个人。听着,别想装得像另一个人,只要行在你所确信的东西上,你就会更好。做你自己。是的。
你看到很多小孩去看电影,回到家就想要举止像女演员。你应该感到羞耻!在洛杉矶的好莱坞,我在那里举办很多聚会,我发现大多数在美国的大环境里长大的人都想要演戏。我们是出色的演员,是法利赛人。就是这样;你会看到他们;他们在屏幕前太久了,以至他们总是在演戏。
23

美国人在电视和电影里看到太多的虚伪、做作,以至于他们自己都变得虚假了,那太糟糕了。而且在教会里也有演员。嗯,神不要演员。我们绝不该是演员。做你自己,神要你是那样的。我厌恶看到有人非要做他们做不到的事。

何等的羞耻,我注意到很多次了,神赐给你们美丽的嗓音,那是天赋,然而他们训练过度了。我讨厌听到过度训练的嗓音,当他们站起来唱歌,一个音能拖很久一直拖到脸色发青,只为了给会众展示他们能拼了命的唱多久。当他们回去时,那些人不是在赞美神,他们的心思是在调子上。
24

我爱美好、老式、五旬节的歌唱(是的),因为你不用管钢琴和风琴,也不需要那种形式化、表演式的节目。在那里你举起手,眼泪流在脸颊上,不管你能不能唱“哆来咪发索拉西多”,只要在灵里唱。你从心里将赞美归给神。一切都在节目之外,你必须从人的节目出来,进入神的节目(瞧?),从那里面出来。

哦,释放我,不要再做演员了。做你自己,神必祝福你。有时候你甚至看到传道人那样做,他们会上讲台,讲得很大声,“现在我得到了学位。”简直让你全身颤抖。我为他们感到难过。人们不欣赏那个。只要做你自己,人们就会更加欣赏你。你不要相信那个。只要做简朴的黄樟木、山核桃木薰制的火腿、高粱糖浆。这才对你有益处,不要装腔作势。
25

但是一个法利赛人,哦,我讨厌这词:一个演员。一些姐妹也这么做,总在装模作样。哦,她们会和丈夫赌气说:“约翰,你为什么那样做?”如此急躁。哦,天哪!咻!当你有那种灵的时候,求神千万不要让我那个时候给你打电话。但某个人给你打电话,你就说:“哦,你好吗?我很高兴你打电话来。”演员们,你们应该感到羞耻:在家是天使,路上是魔鬼,都在做戏。只要一直做你自己。那是最好的方式。你不相信吗?

你肯定知道怎么做,不是做演员,不是当法利赛人。星期天去教会,哦,多么虔诚。然而到了星期一早上,谁都没法跟你相处。你这个法利赛人,去教会对你又有什么益处呢?哦,嗯。他们需要一次回转;那正是你需要的。把这东西除掉,除掉这种东西的本性。卫理公会应该对此说:“阿们,”因为那正是卫理公会的教义:成圣,如果我理解正确的话。
26

是的。哦,伪装者,这个老法利赛人差人去见耶稣,那背后有些事情。哦,这人累了,越过人群往里看。他满身是汗,却几乎看不见。他从南巴勒斯坦一路过来,寻找访查。群众聚在四周,他一整天都站着,全身是汗。他疲惫不堪,奔波在巴勒斯坦的大路上,脚上沾满了道路上的尘土和粪便。他偶尔停下来,喝一口水。他抬起头又看了看,叹一小口气说:“哦,我很高兴能找到他。”

冗长的讲道后,群众开始稍微散开,他开始挤进去。他有一个信息;他在路上。他有一个主人,主人名叫西门,是个法利赛人。他是个送信人,正在履行这使命。他必须去到耶稣那里。他们在巴勒斯坦被称作佣人。法利赛人有很多仆人,他们什么事都做,喂马,修剪花园等等,料理事务:佣人。只要付给他们一点钱,能生活就行了。
27

这个仆人也许用了两三天寻找,努力寻找,因为他的主人给了他一个委任状,让他去找到耶稣,邀请耶稣在一个特定场合到他家吃饭。我看到他一路挤过人群,也许是靠在彼得或安得烈身上。我不在那里,我不知道,但我听见他说:“先生,我想见你们的师傅。”

当然,当耶稣在那里为病人祷告等等时,那些亲爱的门徒们都在尽力让人们不靠近耶稣。他又说:“我想见你们的师傅。”我看到安得烈带他走近耶稣所在之处,病人和所有人都聚在周围。安得烈说:“师傅,这是从南巴勒斯坦来的年轻人,他有一个口信,他走了很长的路。他说口信是来自他的主人。他希望跟你说话。”
28

他说……他向耶稣鞠躬,告诉耶稣他的使命,就是他的主人想在某个场合请耶稣去跟他一起吃饭。哦,如果你我在那里,我们看待这事会多么不一样啊!我们会说:“师傅,不要去那个伪君子那里。不要去那个法利赛人那里。嗯,他瞎眼了,不知道……他憎恨你。周围有那么多的病人等等;你已经精疲力竭了。不要去这种人那里,他只想利用你,像俗语说的:一张牌之类的。在这点上他动机不纯。不要去这种人那里。”

哦,我能想象,那个法利赛人,城里了不起的人、大人物,前几天还在他那埃及制造的精美地毯上走来走去,在他芳香四溢的大餐厅里,搓着他的胖手,他的身材肥胖,说:“为什么我以前没有想到这点呢?哈哈哈哈。肯定的,那正是我所要的。是这样的。我告诉你,我就要开个大型的招待会,我很久以前就该想到这点。哈哈哈。你知道这里这个人,拿撒勒人耶稣讲的都是穷人的语言。我告诉你,如果我请他来这里参加我的宴会,我会找人站在四周,专门瞪着他。我就这么做,你知道吗?我会成为城里最受欢迎的人。我会给自己加添更多的名望。哦,我以前就该想到这点。”
所以他叫这男孩上路去找耶稣。“你认为琼斯博士会说什么?那个法利赛人琼斯,他憎恨拿撒勒人耶稣,他相信耶稣是个魔鬼。我把某某律师请来,岂不是很好吗?当然,城里所有的名人肯定都会来参加我的聚会。因为他们知道我能让他们吃好。”确实是,这是个有钱的法利赛人。他有很多钱,他可以做他想做的任何事。他得到了圣殿所有份额的肉,他分到了所有份额的肉;他也分到了所有的十一奉献、供物和进来的各种东西。他有很多钱。
29

哦,办一个那样的晚会所要花的东西,可以供巴勒斯坦一个普通家庭吃两年。但是,哦,他是个……他是城里的大人物。法利赛人西门博士,瞧,何等的一个人!我能看到他走来走去,说:“当然,哦,我要马上发请柬。哦,你知道,这样众人都能看到我,我要在外面凉爽的地方举办宴会,经过这走廊。我要进去大院,我那边有个地方,有个葡萄架,美丽的葡萄垂下来,它们此时熟透了,葡萄芳香,太美了。我要在那里举办宴会,我要把我特别的大桌摆在那里。我要请琼斯博士,我要请某某博士、某某博士、某某博士,整个城市都要知道我是个了不起的人,我的学位对我很有用,我是个了不起的人。你能听到的全是”我,我,我,我,我“。

“我做了这事;我会更出名;我要做这事。”我,我,没有地方给基督。
30

那不正是今天的画面吗?我要做某某事;我要加入教会;我要做这事;我要做那事。愿神怜悯我们。就是这样,哦,他是个大人物,只要把耶稣弄来戏耍,他就会更了不起。他不相信耶稣是先知,虽然耶稣是。他不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虽然耶稣是。

但他想:“如果我能请那人来这里,我们大家就会有一些乐趣。”所以他派人去叫耶稣。耶稣从不违背诺言。日子过去了;许多事发生了。到了这个法利赛人聚会、摆设筵席的时候了,耶稣对他的门徒说:“我们现在出发,穿过巴勒斯坦去南巴勒斯坦。准备上路,因为我们不想迟到。”
耶稣从不违背诺言。他总是持守应许。不管是什么,他必持守。日子近了,我们看到法利赛人把桌子摆在院子里。他的广告登出去了,众人开始聚集。这是何等的一个大人物!
31

琼斯博士坐着他豪华的大马车来了。他赶快让佣人跑出去,佣人牵了马,牵到马棚里,梳理马匹。他说:“你好吗?我的朋友。我很高兴见到你。你不进来跟我聊一会儿吗?”哦,我能看到他装模作样。“你不进来吗?哦,这是某某律师;我很高兴见到你,我的朋友。你不进来吗?佣人,把他的马牵到马棚去。”哦!

当他到了里面,举起酒杯等等。在巴勒斯坦,当他们摆设宴席时,如果你到过那里,他们像这样摆出一张大桌子,他们来……你们在巴勒斯坦不像在这里一样坐下来吃,你们躺下来吃。他们有像沙发一样的东西,他们像这样以某个角度把它顶着桌子。每个人都像这样躺下,躺着吃东西,脚放在身后。
他们把每样东西都准备好了,所有人都在里面,被招待等等,法利赛人有这么风光的时间招待他的名人。首先你知道,耶稣到了,进了屋,坐下。他们却不知道他在那里。一定没有人知道这事。他是从哪里来的?
32

呐,这么小的地方,也许是坐在角落里。法利赛人太忙了,他有别的事要做。名人、城里的大人物在那里,他必须招待他们。弟兄姐妹们,我不知道如果我们是不是也在花大把时间招待达官显贵,以至我们忘了耶稣也坐在我们中间,他坐在角落里,没人理会他。他独自坐着,门徒进不来;他们甚至没有被邀请。

凡没被邀请的人,像东方人一样,他们站在外面好奇地往里看。哦,只要一有什么事,你不用担心群众,反正他们都会在那里。他们这些旁观者来观看,看他们能做什么。他们不允许进去,但他们来观看。踮着脚尖站了一个又一个小时,看着这场招待会。那些穷人看见香喷喷的肉和用最好的香料烤的羊羔,都垂涎欲滴。哦,各种美物被从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等地运来。
33

嗯,这个法利赛人是个财主,他确实可以举办像那样的大宴席。而这些穷人只能张着嘴巴,站在那儿。正是这群人为了能让一个外邦人改变信仰,而撕裂世界,但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起初时还加倍。

骄傲、浮华,就是这样。耶稣坐着,被人遗弃。我能想象,他感到不舒服,因为他的脚脏。人们在巴勒斯坦旅行,当时他们不像我们现在这样有人行道、马路和柏油路。耶稣坐在那里,脚和腿都脏兮兮的,头上没有涂膏油,没有人亲吻他的面颊,他的腿沾了路上有粪等等的尘土,马匹、商队、载物的牲口走在路上,拉载着货物,路上都是牲畜的粪便,鸟儿落下来,把粪扒开,在周围啄食,不久粪就成了尘土。
34

人们行走……巴勒斯坦人的里衣到膝盖处,袍子遮在里衣上面,他们走路时,袍子摆动,产生了风,把尘土扬起来。哦,那些东西沾在你身上,又脏又臭。耶稣坐在那里,脚是脏的。那被他们称为耶稣的脚却是脏的。哦,当我这样说时,有什么东西临到了我。耶稣无人理会,耶稣的脚是脏的,被邀请之后,却成了让人鄙视的人。

我不知道当你们举行祷告会,邀请他到你们的教会,他下来为你做一件事,你却不招待他。在我们的家庭生活,以及到处都是这样的事。当总统来时,哦,他们从火车到宾馆一路铺上地毯。他们点缀街道,年轻女士拿着鲜花出去,用花束装扮人行道,挂着有各种欢迎记号的旗帜。但当耶稣来到城里,他不得不呆在某个地方的小宣教团里,被称作癫狂、圣滚轮。哦!
35

哦,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注意,耶稣的脚是脏的。耶稣,那双很快就要为世人的罪孽被钉的脚,沾满了尘土、粪便,不舒服。耶稣在一群财主周围通常都不会感到舒服的。他们不给他地方,什么都不给,只是任凭他坐着。主说:“哦,你们用嘴唇敬拜我,心却远离我。”

耶稣的脚是脏的,他坐在那里,没人招待,没有洗,不受欢迎。你说:“耶稣,你接受次一等的位置吗?耶稣,当你被叫到一个家里时,你接受一个卑微的位置吗?”
“是的,我接受卑微的位置。”
“什么?”
“楼上的小房间,也许是二楼一个衣橱里,或地下室里。”
你在名人面前、在你的同伴面前以他为耻。你害怕或耻于为他作见证,讲他拯救的恩典。
“但是耶稣,你还会来吗?”
“是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来的。”
这向我证明了他是万主之主,他是大人物。“我无论如何都会来的,不管你为我安排多小的地方,不管怎么样我也会来的。”
我喜欢那个,他是我的主。“无论如何我都会来,不管地方多小,我都会来。”虽然你给总统一切的东西,给琼斯博士很大的排场,但当耶稣来时,他却愿意接受某处的一个角落。一群怎样的法利赛人!装模作样,表演者,没有爱,表演者。“我会接受微小的地方。”
36

很久以前,基督徒,在你敞开心之前,你是怎么对待主的呢?你们一些人已经声称是基督徒,你是怎么对待主的呢?哦,哦,你偶尔允许某些节目出现,某种干枯的传道人,你穿上最迷人的衣服,戴上漂亮的帽子,去教会。

你没有给主敬拜的地方;你不愿作见证。但他没有斥责你。他没有定你的罪。他愿意接受微小的地方。你没有将你整个的心给他;你给他多少,他就接收多少。他是我的主。你回家,“哦,这就够了,我可以到下个月再去教会了。”
37

你们法利赛人,用你们琐碎的晚会、一切的小事和小娱乐,把耶稣挤了出去。你们那样对待我的主耶稣,应该感到羞耻!当他来到城里,你们说他的坏话、拒绝他。睁开眼睛吧,他来造访你了!你在祷告会上呼求他,但当他来时,你却不想给他地方。何等的遗憾!人们有多瞎眼啊!

这个走到耶稣脚前送信人有何等的机会!哦,我希望我能代替他,真希望那天我在那里,我做的就不止是告诉耶稣某个法利赛人说了什么。我会拥抱耶稣,知道有幸站在耶稣面前,我会做我所能做的一切。就像当时瞎眼的人们一样,今天他们也是这样。有这想法,有机会提供给人们接受基督,他们却走开,留下耶稣不被人敬拜,不受欢迎。
38

你知道,按照巴勒斯坦地区的风俗,当你受邀参加像那样高规格的招待会时,首先,当你来到门口,你浑身脏兮兮的,发臭,你不适合参加招待会。你脚上有那些东西,你看上去的样子,流着汗等等。让你走进那些可爱的家,你会感到尴尬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当客人到达,他们有一个佣人,工价最低的人。

当我想到我的主束上带子,给人洗脚,他接受了最低的位置,而他本来配得最高的位置。但他接受了最低的位置,洗他们脚上的粪便和尘土,成了最卑微的仆人。没有其他仆人的工作像洗脚的佣人那么卑微的。
但当你来到巴勒斯坦东部地区那样的一个家时,佣人在门口迎接你,去到一口井边,打一大盆清澈的水,他脱掉你的凉鞋或鞋子,把你的脚架在他的膝盖上,洗掉你身上所有的泥土、灰尘、粪便等等。
然后他拿毛巾擦你的脚,洗干净,放下来。然后他把你的凉鞋拿去,放在一个小罩子上,像这样放在入口处。接着他过去,找到一双绸缎的拖鞋,鞋子很软。那是主人用来表达敬意的。他那样做,把鞋子都放在那里,帮你穿到脚上看看哪一双适合你,让你穿着舒服。
39

你的脚洗过了,然后他领你进另一个地方,门口有个人迎接你,他手里有一个盆,像一个小罐子。你拿着它,倒一些油在手上。

呐,那油是由非常名贵的哪哒香膏做成的。那是什么呢,是人们从一种生长在阿拉伯的灌木里提取的。一朵花开得像玫瑰,当玫瑰花落下来,剩下一个球茎,像苹果一样坚硬。那是这棵树结出的东西,但你可以把它拿起来,在手里搓。
一次我看见一个拿着两个球茎的俄罗斯贵族;你可以像那样在手里搓,香气会在你手上留两个星期。它非常昂贵,要花很多钱。油只要过几天就会变质,气味不好,但他们把这哪哒香膏放进去,它就变得……哦,它能保持香气好几年。示巴女王带给所罗门的宝物里既有就有这些。
40

他们给你香膏,用香膏洗你的手。然后他们给你一块毛巾擦手。接着他们给你更多的香膏,你涂在脖子上,脖子后面,涂在脸颊和额头上。巴勒斯坦的男人女人都必须这样做,因为阳光太炽热了。他们这样做,会制造出一种气味。当你把大部分香膏擦掉以后,你就精神焕发了。你的脚洗过了,你被洗净了,你的手干净了,你的脸也干净了。

接着你被领进主人所在的房间。当你见到他,他把右手放在你的左肩上,然后你鞠躬。然后你拿右手放在他的左肩上,他鞠躬。他亲吻你,从脸颊的这边亲到脸颊的那边;那是表示欢迎,右手相交之礼。当主人亲吻你,你就是一个受欢迎的弟兄了。
耶稣……哦,法利赛人非常小心地洗琼斯博士的脚。他对名人非常小心,但耶稣坐在这里,脚是脏的。耶稣坐在这里,不受欢迎,他身上没有涂膏油。耶稣坐在这里,没有人亲吻。然而他为了持守他的诺言,就放下他的工作,一路穿越巴勒斯坦。
41

我想象他坐在那里可怜的样子。其他所有的人和法利赛人在那里做见证谈论所发生的各种事情,可怜的耶稣坐在那里,脚是脏的,脸上没有涂膏油,没有人亲吻。耶稣想要被亲吻。《诗篇》第2篇有一节经文说:“当以嘴亲子,恐怕他发怒。”[诗2:12]“以嘴亲子,”哦,你不会知道它的意思,除非你曾亲过一次子。以嘴亲子,让他感受到你欢迎他进入你心里。

但耶稣没有被油膏,脚是脏的。哦,他多么尴尬啊!法利赛人正在享受大好时光;他太忙于招待城里的大人物,不知道耶稣没有受到招待。但他还是来了。哦,我的神,怎么会这样,门口的佣人怎么会不给耶稣洗脚就让他过去呢?神啊,我希望我能做他的工作。我多想在门口洗耶稣的脚。当我知道耶稣坐在那里时,我多想招待耶稣,把我的那盆水拿进去。
42

但他跟财主和骄傲的人在那里。他们对他漠不关心。他只是一个被人视为消遣的、让人观看的东西。毫无疑问,法利赛人心里想,他想请耶稣为他行一件神迹什么的。

耶稣坐在那里时,城里街上有个很不好的女人,一个妓女。我们不用详细讲这点了,你知道是什么事,一个坏名声、堕落的女人。
不要谴责她。听着,在有一个堕落的女人之前,一定也有一个堕落的男人。也许她所爱的一个心上人,把她生命的火践踏在脚下,踩灭了,结果导致她过上了这样的生活。
圣经说她是个大罪人。没有人跟她有任何关系,但大家都知道她。他们肯定知道她是谁。她是个大罪人。也许她路过,谁都不欢迎她,她踮起脚尖,抬头看,发现我主坐在角落里,没有洗脚,坐在有钱人当中,不被欢迎。这对她来说太过分了。她说:“不,我肯定那就是他。”
43

除非你再见到耶稣时认出他,否则你就根本没见过他。没有人会在看到耶稣后,却还能忘掉他的容颜。我能想到女人说……她可能在别的地方听过耶稣,她说:“哦,那位伟大的教师在那里。但他跟法利赛人在这里,他们却不要他。”

哦,女人转过身;我能看到她说:“哦,我不能这样。哦,我一定是失去理智了。我肯定不能那样做。哦,也许我能吗?”
我能看到她裹紧衣服,沿着街走。我能看到两个男人耸耸肩,说:“瞧那里,看谁来了。”哦,你肯定是太好了。我想要盯着你的眼睛一次,看你到底有多好。
44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不是妓女。”

我不完全指性方面。但还有一种更高程度的卖淫。你可以出卖你的时间。你把多少时间给主?你可以出卖你自私的动机,到处说:“哦,我属于这个教会,我更好。”
不,你不是。你可以在性以外淫乱。圣灵会对你的心说话,你会说:“我不想跟那有任何关系。”你们瞎眼的法利赛人,妓女。你们怎么了?与世界行淫,那正是你在做的事。
哦,你说:“我属于教会,”那么冷漠冷淡。哦,你念优美的祷告词。哦,我厌恶那种法利赛式的东西。哦,你祷告,让每个逗号都完美,每个句号都完美。哦,你祷告得那么优美。你不能像那样跟神交谈。你在听自己说的话,给自己的祷告加标点。哦,愿神帮助你释放地祷告一次。不要念祷告词。
45

哦,法利赛人,很多法利赛人。哦,你说:“我属于教会。”这没问题;你肯定属于。但你对我主采取什么态度呢?当他想要去你那里祝福你时,你却不肯。“哦,不,我不相信那样的东西。”那正是我所讲的同一个群体,非常虔诚,却很伪善。

我一开始说他们是什么?演员。停止假装的虔诚。去得到一个老式的重生经历。我的主,他渴望见到你。他正在等候你,来这个角落里的小地方。他从未因此责备你;他爱你。你一个月去一两次教会,你认为你已经尽职了。哦,如果你爱他,你每个昼夜都会去某个地方,跟他交谈,如果你爱他的话。但问题是,你只是假装去教会,假装虔诚。何等遗憾!我们仍然有这种东西,太糟糕了!
46

这个可怜的女人,我能看到她名声不好,沿着街走,上了嘎吱作响的台阶,她住在那里的阁楼上。她的心怦怦跳;心里无法摆脱那个画面。神啊,任何在神话语和慈爱的简易中见过他的人,你都无法摆脱这个。有东西会萦绕在你心里。

那女人看到了耶稣;她上了楼,打开她的小宝盒,取出一个小东西、一个小袋子。她拿出袋子,把袋子倒过来,钱币掉在桌上发出叮当声。钱币掉下来,她又捡起来;她又看到那张脸在眼前。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滚下,从下巴上滴落。她说:“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因为他会知道那钱是从哪里来的。他会知道我是怎么赚到这些钱的。我不能这样做。”
也许她又把钱放下,接着又伸手去拿。她说:“我不能,我怎么啦?但我看到他穿过全国一路过来,却没有人接待他。我对此能做什么呢?这是我所有的一切,他肯定会明白。他肯定会明白,他肯定会的。这是我所有的一切;他肯定会明白的。”
47

我能看到她颤抖着,把钱拿在手里,揣在怀里,也许在放在长袜里,把钱包在里面,裹上衣服,走到街上。天色晚了,她沿着街道,到了某个卖香料的地方。她走进去,有个鹰钩鼻、坏脾气的人站在柜台后面,正在数钱。“哦,今天不是很好。甚至不够付租金的,倒霉的一天。”他气愤极了,然而他在宗教上却相当正统。

女人进了门。她进了门,我能听见她说:“哦,瞧。”哦,她是出了名的。大家都认识她,肯定的。大家都认识这女人。她进了门。哦,那人没有像他所应该的那样向她走来,说:“你好?我能为你做什么呢?”他说:“哦,是什么事?”
女人把钱倒在柜台上。哦,钱叮当作响,这肯定改变了事情。他属于那群说“我们把约瑟留在坑里又有什么益处”的人。那有什么益处呢?哦,是的,那正是人们今天想的事。你能从中赚得什么呢?里面有多少钱呢?瞎眼的法利赛人。耶稣在这里,他想要得到招待。你邀请了他。
48

女人把钱倒在那里,说:“我要一玉瓶的香膏,你店里最好的。”

嗯,他说:“让我看看你有多少钱。”
女人把钱倒出来,她有一百八十罗马便士。他把钱都数了,说:“是的,你的钱刚好够。”什么?她要最好的,她说:“他配得最好的,”他确实配。他配得你最好的东西。不要给他一个小角落,要把你的全部给他。他配得你最好的东西,和你能做的最好的事。
那是女人全部的东西。她知道自己是怎么赚这钱的。她说:“我憎恨这样做;也许我不合规矩,但这是我最好的东西。”她没有跟他讨价还价;不关钱的事。她只想要最好的。你看到吗?她想要最好的。她说:“我要去到最好的那一位那里,为什么不让他得到最好的呢?”
49

她拿起玉瓶,放在怀里,走了出去。我能看到那个鹰钩鼻的犹太人往外看。另外两个男人互相碰了一下对方的胳膊,说:“瞧,她进去了,从那边的店里出来了。我想知道她在那里做了什么。”

哦,你这法利赛人,去碰别人吧。看一下你自己吧!哦,你可能在性方面没有犯行为上的错误;你可能没有喝酒;但是,哦,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你在对我主做什么呢?你这内心冷漠的伪君子,你对他做了什么呢?你拒绝了他。你为什么这样做呢?你怎么能这样做呢?看到他的同在在你周围,知道他在那里要祝福你,招待你,但你太好了。哦,你从来不困苦。你应该在神的镜子里看一下自己,看你的样子如何。你的自以为是,你所有的形式、琐碎的东西和你的遗传都会逐渐废去。
50

我能看见她,她必须快点,时候不早了。迟到总比不到好。当她到了那里,她就知道哪里是有钱人聚集的地方。她能听见碰杯的声音,你知道。她去到他们所在的地方。她想知道耶稣在哪里。她现在兴奋极了。那个犹太人挠着脑袋,越过众人向远处的角落望去,说:“她怎么回事?她脸上满是泪痕,她在哭,我想知道她现在要去哪里。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这女人,当她看见了耶稣的脸,说:“他说话不像这些法利赛人;他不一样。这个教师跟法利赛人有点不一样。”她知道有东西不一样。当她抬头时,她想:“我要怎么去那里,进入那个有钱人的地方呢?我该怎么做呢?”但她做了这事,她说:“一天我听到他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51

问题不是她要怎么去到那里,而是她要不要努力去到那里?我能看到她挤过人群。无论说什么或谁说什么,她在去见耶稣的路上。你会那样做吗?今天你愿意从世上的分歧中奋力挤过去吗?你能从粗俗、从电影、跳舞和你的胡乱行为和自称是基督徒中挤过去,到耶稣那里吗?

你能放下一切世俗的社交娱乐,去到主耶稣那里,让他来招待你吗?求神怜悯。女人一路挤过去。她再怎么肮脏也要去到那里。哦,我知道这不合规矩,肯定的。愿神帮助我们有时能从规矩中出来。问题是,你有了太多的规矩。从规矩中出来。我希望教会从规矩中出来得够久,以便得救。
52

我记得耶稣拯救我的时候。哦,我永远忘不了。我这颗肯塔基人的老心脏每小时跳九十英里。我哭泣,哭喊,叫喊;我不管是谁站在身旁。我不理会规矩;我在耶稣的面前;我爱他。

女人不理会她在多少规矩中,或她多么不合规矩。首要的是,去到耶稣那里。耶稣坐在那里,脚是脏的。他坐着,没有被亲吻,他不受欢迎;这个女人想要使耶稣被欢迎。她不在乎法利赛人伪善的老规矩,不在乎他们的老传统和名义。她正奋力挤到耶稣那里。愿神帮助我们有一场那样的复兴,男人女人挤过人群、宗派和栅栏,一直去到耶稣面前。
53

是的,她想要去耶稣那里;耶稣的脚脏了。我的主神坐在那里,脚是脏的,不久罗马的钉子就要钉在他的脚上,为世人的救恩涂上他的血。脏脚,愿他原谅我这么说。哦,这使我伤痛,但耶稣的脚是脏的,没人亲吻,没有人爱:“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约1:11]他来遵守他的诺言,却没受到接待。

嗯,你们为复兴一年年祷告,但当复兴来到你的邻里时,你却以为那是狂热。耶稣没人接待,脚是脏的。哦,那岂不该使每个男女的心破碎吗?没人接待。哦,名人,大事在进行,耶稣却没人接待。哦, 天啊。
54

注意,事情在继续,那女人跑得很快;她来到耶稣脚前,耶稣躺在那里,脚伸出来。女人看着他的脸,说:“我不能,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肯定是疯了。”她在哭。愿神帮助我们能偶尔“疯”一下。

问题是,你太仪式化了。你必须以某种方式祷告,结束时阿们说得好像一头抽筋儿快死的牛犊…“哈-门。”站在唱诗班里,和那些脸上涂了彩,指甲像耶洗一样的人一起唱歌,举止行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却自称是基督徒。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你怎么了?我的主在城里,你难道不愿在心里招待他吗?
55

耶稣坐在那里。女人到了耶稣脚前,把玉瓶放在地上。她开始起身,但她起不来,就是起不来。她哭得太厉害了,起不来。她半弯着腰,起不来。她意识到她正站在纯洁的泉源旁。她意识到她正站在唯一能赦免她的人旁边。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唯一能洁净她罪孽的人,她作为一个妓女在他的面前。她是怎么样就怎么上来。她不知道要做什么。她哭着;把手举起来。她再也忍不住了;她看着,耶稣在那里。“哦,可能吗,”她说:“难道那就是他,是那位可爱的吗?是我听他说:’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的那一位吗?神啊,你知道我的心;我不用说一句话;我说不出来;我疯了。”
56

她尝试了,哭了,眼泪从脸颊上滚落,滴下来,落在耶稣脏脏的脚上;眼泪涌出来,顺着她的脸颊落在耶稣的脏脚上。首先你知道,她发现自己在擦耶稣的脚。擦着耶稣的脚,眼泪倾泻而下。何等的祝福,纯洁悔改的泪、悔改的眼泪倾泻而下,洗净耶稣的脏脚。神啊,求你怜悯。悔改的眼泪,何等美的水,晶莹透亮的水,从她心里流出来。

“主神啊,我一无是处,但看到你像这样坐着我实在受不了。”眼泪沿着脸颊滚落下来,她像这样擦耶稣的脚,用眼泪洗他的脚。玉瓶放在那里,首先你知道,在她这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下,她的头发散落了下来。卷发散落下来。她还来不及知道,她就拿头发,用她头上的头发擦耶稣的脚。
57

愿神怜悯!哦,我主啊,那群内心冷漠的法利赛人坐在那里,无动于衷。哦,女人用头发擦耶稣可称颂的脚。要是让你们一些女人那么做的话,必须得倒立才行了。你们剪掉头发,是的。我这样说不是说笑话。圣经说:“女人的荣耀乃是她的头发。”你却把你的荣耀剪掉。

那是什么?那是什么?那是女人的荣耀。她身上唯一端庄的东西就是她的长发,长发落在耶稣的脚上。她的眼泪,她所有的东西都倾倒在耶稣的脚前,清洗耶稣的脏脚。何等的方式!我知道这不成规矩,你在乎规矩干什么?伴随人群的是什么?你为什么在乎他们做的事?你是在耶稣的面前。
58

她不管那些法利赛人在说什么,耶稣有抽回他的脚,说“喂,喂,喂,你不可那样做”吗?没有,先生,他一动不动。这个女人完全合乎规矩,用悔改的眼泪洗耶稣脏的脚,用她拥有的唯一荣耀即头发擦干。她把一切放在耶稣宝贵的脚上。她无法控制自己。她正在洗,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站起来;她不知道。她四处观看。哦,西门说了什么吗?是的。哦,后来他做了评论。我能看见西门涨红了脸。他那双像钢刀一样、不敬虔、蜥蜴般的眼睛切割着这个女人。西门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我能听见他像这样,[原注:伯兰罕弟兄咳嗽,清喉咙。]他的节目被中断了。他心里说:“你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样的女人吗?”他以为这会损坏他的名声。
59

弟兄,当耶稣在罪人面前时,他成就了自己的名声。罪人不会损坏耶稣的名声,他的名声正是在罪人面前才得以成就。女人在那里洗耶稣的脚,然后站起来,拿了玉瓶,她所有的东西都在那里,她的头发垂下来,她把瓶盖打开,打碎了,倒出所有的香膏,她没有因未雨绸缪而省下一些,而是把所有的香膏都倒在耶稣的脚上。她所有的一切,她的荣耀,她自己,她悔改的眼泪,所有的钱,整个的代表都在这瓶哪哒香膏里。她把香膏倒在耶稣的脚上。神啊,怜悯我们生活的这个呆板、不敬虔的世代,法利赛人在消遣。女人把香膏倒在耶稣脚上。

60

你知道,西门说:“你若知道……这人若是先知,他若像他说的那样能看异象,这人若能看异象,他若是先知,就会知道给他洗脚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哦,你这瞎眼的伪君子,你太自以为是了,竟不知道耶稣意味着什么。你太伪善了,你以同样的方式对待他,这就是今天你没有得救的原因。这就是你没有领受圣灵洗的原因,因为那是你对待他的方式,你感到羞耻。哦,瞎眼的法利赛人,他带着他一切的自以为义站在那里,说:“他若是先见,他若是先知,肯定知道那是什么样的女人。”
61

我能看见耶稣,从他进门开始第一次感觉到舒适。他在招待罪人。他站起来,说:“西门,我有话对你说。西门,我有一些事要跟你谈谈,我来到你家……”神啊!“我来到你家,”法利赛人,你明白我在讲什么吗?“我来到你家,西门,你没有给我洗脚。西门,你从未给我油来抹。西门,你从未亲吻我欢迎我。你接待我,领我来,邀请我之后,只是任凭我坐在这里,我来了,你却没有给我膏油抹我的头,也没有给我水洗脚,你没有亲吻我表示欢迎。”

“但这个可怜的女人,她一直在做什么呢?”[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亲吻耶稣的脚。哈利路亚!亲吻耶稣的脚。耶稣说:“从她来到你家,”神有怜悯,耶稣说:“从我进你家,她就不住地亲吻我的脚。”神啊,当我想到我的主今天受到同样的对待,我再也讲不下去了。
62

哦!“从我进来,这个女人就不住地亲吻我的脚。你没有给我水洗脚;你没有给我抹油,没有给我膏油涂在我焦干的手上、嘴唇上或脸上。你没有亲吻我表示欢迎,告诉我说欢迎我进你家。但这个女人不住地亲吻我的脚。”

哦,听耶稣说的话。然后耶稣从西门面前转过去,看着这个贫穷、可怜、困苦的女人,她的头发落下来,被眼泪打湿了,上面还沾着从路上带来的脏东西。她那亲吻耶稣脚的嘴唇因哪哒香膏而满是油腻,眼泪一串串地沿着脸颊往下流。听耶稣说的话:“你的罪虽多,但都被赦免了。”哦,神啊,“你的罪虽多,但都被赦免了。”
63

神啊,这个败落的世代,你难道看不到主想要去你家,被招待、被敬拜、被荣耀和被称颂吗?哦,神怜悯你。让我们祷告;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有什么对我说:“现在祷告。”神啊,耶稣的脚脏,耶稣不被招待,没人亲吻,耶稣不受欢迎。

怜悯的父啊,请你今日降临,在这群会众面前描绘你的心,使他们知道你仍是耶稣。他们过去没有招待你。他们爱他们琐碎的事;他们爱他们的组织、宗派。他们爱他们在教会中的社会事务、妇女辅助会和她们喜欢去做的其它许多事。男人爱他们的纸牌会和他们的胡闹,不去招待耶稣。
64

主啊,我的医治者,我的救主,我的保守者,神啊,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在哪里呢?神啊请对今天这些冷淡冷漠的心说话,让他们知道你带着同样爱的守护看顾在这里。你正在注视,你看到那个很冷漠的人回家,他在街上游荡太久了。

我弟兄,你为何等候?
你为何等那么久?
耶稣正等着赐给你,
赐给你他圣洁宝座旁的一个地方。
你不肯撇下你不敬虔的道路吗?
你今天不肯放弃那些鸡毛蒜皮的东西来归向他吗?当我们祷告,你们低头,你们有多少人愿意站起来,说:“神啊,怜悯我,我今天来,主啊,我愿意做任何事。今天我想要在我心里把你当作我的救主来招待。我想要撇下世上的一切事。我想要放弃这世上一切的娱乐。
65

我想要被你的良善大大地充满,使我只知道这是你。我已经邀请了你,但我却让你失望离去。当我孩子死的时候,我告诉你说我要事奉你。当我母亲死的时候,当我把花放在父亲的坟前时,我说:“神啊,有一天我要事奉你。”尽管我呼求过你,但我却让你失望离去,今天,我来了。刚才传道人说,在孩子或妈妈所躺的墓地旁钉了一根小树桩。主啊,那天我说我要事奉你。但我一直是个法利赛人、演员。我从未真正归向你,但现在我来了。主啊,我要站起来,向你证明我爱你。我不以你为耻。你已经为我做了那么多。神阿,当某天生命结束时,我想要像那天那个妓女一样站立。我不会想跟耶稣交谈,因为我不配与他交谈。但我想要说:“耶稣,可以让我亲吻你脚面上的那个伤疤吗耶稣?让我亲吻那个伤疤,因那伤疤是为我的缘故留下的。哦,神啊。”

66

我不是孩子了,但是,哦,你不为自己感到羞耻吗?你不为你对待我的耶稣的方式感到羞耻吗?只是去那里加入一个教会,没有任何的转变。你仍然爱世界上的事,仍然参与属世的娱乐并享受其中。哦,你不知道重生是什么,你不知道团契是什么。哦,你以为你够好了,但你没有。不是你有多好,而是你有多爱他。你爱他并遵守他的诫命。

你愿意现在作为神的见证人站起来吗?说:“主耶稣,我厌倦了做伪君子、老法利赛演员,看上去我变得虔诚了,其实并没有。我愿你现在就进入我心里。如果你能使那些扭曲的和瘸腿的从担架轮椅上起来,如果你能使瞎子看见使聋子听见,我就知道你是神。我知道你正在对我的心说话。”
67

男人、女人、男孩或女孩,你愿意现在站起来接受主耶稣吗?这怎么回事?事情不对劲。不要告诉我说我不知道,你知道问题是什么吗?你害怕你的邻居对此说什么话,你害怕别人会说什么话。耶稣会说什么呢?耶稣在你心里不被招待。朋友,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了。姐妹,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了。

耶稣近了,今天没人亲吻他。会众对他无动于衷。昨晚他降下来,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等等,让他们得医治、痊愈了回家。他降下来,藉着在地上这个小屋里所行的大神迹奇事,向你们显明他就在这讲台上。他从荣耀降临,藉着他的道证明他在这里。今天,你任凭他坐着,没被招待。“哦,我宁愿要我的派对。”
68

法利赛人西门今天在他所在的阴间怎么想呢?我能想象,他肯定想再来一次那个派对。我想象那会是一个不同的派对。西门会哭泣:“耶稣啊,我要洗你的脚。”一年后的今天,今天坐在这里的人,如果他们不肯接受基督,一年后的今天,你会希望你接受了。你说:“耶稣啊,巴不得我能再回到那个营地。耶稣啊,巴不得我能听见那个传道人再呼召,耶稣啊,我要站起来,哦,我要站起来。”

太迟了,罪把你分开了。“主啊,我记得那天雨下得很大;眼泪从人们的眼睛里涌出来。传道人告诉我们你多么爱我们,我们对你多么无动于衷。主啊,我不一样。”拉撒路向财主传道后,财主一度有那样的恳求。
69

“哦,你的庄稼也许长得不错。马铃薯可能长得很好,玉米正在抽穗。”哦,姐妹,也许明天你有洗衣的活要做。也许星期二你要去俱乐部。那跟我的耶稣没有一点关系。你在怎么对待他呢?任凭他坐着,同世人一起把尘土放在他身上,说:“那是胡说八道,什么都不是。那是心灵感应,是属魔鬼的。”你坐着,任凭他像那样坐着,对此什么也没做。但那是你跟神之间的事。

我的弟兄,你为何等候?
你为何等那么久?
耶稣正等着赐给你,
在他成圣宝座中的一个地方。
你为何等候?难道你想跟我说,这里就没有一个男人、男孩、女孩吗?坐在这里,你知道我晓得你是谁。当我朝会众看去时,你知道圣灵在这里运行,黑暗悬挂在你头上。我知道你坐在哪里;如果我知道,主岂不更知道吗?神正在对你说话,你把你冷淡、冷漠的心转离他。
70

记得我在告诉你,这可能是最后的时间。“我的灵就不永远与人相争,”看到人属乎肉体。你有自由的意志;你可以做出选择。为什么今天不做出选择呢?为什么不把你的魂交在他手里呢?他知道万事,手中握着永恒。他就是那位指引你的;他是唯一能把你正确地安放在你所该在之处的。

我愿意同他一起抓住我的机会。我太高兴了。我很高兴我抓住了。我很高兴,很高兴。当你们低头的时候,我看到了时间。你知道我爸爸,神祝福他的心,他临死时做的最后祷告是在我怀里做的。可怜的爸爸酗酒太凶了,在城里导致了很多的羞辱。当我还小的时候,爸爸酗酒,像那样喝酒,我们的名字在城里变得相当下贱。我常站在那里,跟某个人交谈,若是有其他人过来,他们就会离开我,跟他们交谈,因为我是个伯兰罕。哦,神啊,这名字进了阴沟里。
71

那天我对妻子说:“亲爱的,瞧,现在我甚至不能回家了。人们从非洲、从印度、从世界各地来,坐在宾馆里,乞求五分钟时间。为了五分钟从世界各地来。”我说:“心爱的,是什么成就的?不是我的教育,我没有什么教育;不是我的魅力,我什么魅力都没有。是什么成就的?是耶稣,是他成就的;是他成就的。”

他对大卫说:“大卫,我从羊圈里选召你,使你在世上的大人物中间大大有名。我从羊圈中选召你,做治理我民的君。”神啊,耶稣啊,“你什么也不是;我救了你,使你成为我的儿子。我救了你,使你成为一个王子。我救了你,呼召你传福音。”哦,耶稣,你宝贵、有钉痕的手脚,你被荆棘压伤的额头。哦,耶稣,我爱你。
72

在家乡的土地上,在我所出生的土壤上,主啊,我是有罪的孩子。亲爱的神啊,请你使这些冷漠的心暖和起来,伟大的耶和华啊,以怜悯和平对他们说话。有一天,你要来,你的忿怒是猛烈的。主啊,我再次呼求,我交托给你。我已经尽我所知的做了一切。我谈论了你,主啊,我哭喊,控制不住自己。

主啊,你愿不愿让某个罪人站起来,说:“主啊,我也站在你脚前。我不在乎法利赛人说什么;我不在乎任何人说什么。我归向你。我要在我的教会里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我要爱你,我要为你工作,我要把别的罪人带给你。”主啊,请应允,请应允,好吗?
73

我往到处看,没看到一个人站起来。神啊,我亲爱的肯塔基人,你们很多人像我一样贫穷,在这里靠贫困的生活长大,一块乔培根和玉米饼作早餐。你们在这世上什么也没有,但你今天有机会成为神的儿女。为什么你不这样做呢?你到底是谁呢?那个农场算什么呢?你总要死,抛下它。那个小商店算什么呢?你的那个社会威望又算什么呢?

你意识到有一天他们会拉到山上,把你放在一个坑里,放一些泥土在你身上吗?如果你今天拒绝耶稣,你的魂要去哪里呢?世上唯一的泉源,他能救你,能医治你,除去你的罪和羞辱,使你成为基督徒而不是教会会员……为什么你不这样做呢?
74

天父,对今天在这里的这群会众,我已经照着你的道,藉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将永生献给他们,我不知道他们的心,为什么他们不接受。我藉着异象看到黑暗幽暗笼罩人们。你知道,看到别人得医治,甚至讲道进行的时候就在身体上得了医治。

你的同在曾在这里;还在这里。为什么人们不接受你,这出乎我意料。我无法明白。也许他们越过了界线,他们再也不能这样做了。也许他们以前听过了,你说:“我就不永远与人相争。”父啊,那取决于你,我不知道。我将他们都交托给你,祈求没有一个人失丧。我为你已经做的一切感谢你。父啊,我求你的祝福降在他们所有人身上。
75

请你今晚祝福城里的传道人。他们很多人要主持聚会。父啊,让你的慈爱和怜悯向他们延伸。愿这里一些在晚上要参加他们自己教会的人,愿他们在自己的教会里起来,走向祭坛。主啊,请应允,愿他们被定罪到一个地步,以至他们今晚不得不离开家,溜到某处的玉米仓,到卧室,叫妻子和孩子进来,说:“亲爱的,我实在无法摆脱这个。”

也许明天他们在玉米地或马铃薯地或这里的某个地方,在路上驾驶卡车,或者她在洗碗或铺床。神啊,愿这一直萦绕在他们的心里。愿今晚枕头坚硬。愿他们做梦,醒来,“哦,为什么我拒绝了耶稣呢?我看到他坐在那里,但我冷漠,从他身旁经过。”父啊,愿他们从床上起来,来,得着另一次机会。
今晚在这里赐给我们一场大聚会。愿你的灵降在所有人身上,愿今晚有大的医治发生。主啊,请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原注:磁带空白。]
76

如果我告诉你,耶稣刚才医治了你,怎么样呢?你会相信吗?你会相信吗?你一直患的那种胆囊炎等等都离开你了吗?你相信它会离开吗?你相信,好的。瞧,现在你身上发生的事。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

主是可爱的,他在这里。我不知道你们有多少人真的想要更亲密地与主同行?你愿意举手吗?请说:“我喜爱更亲密地与主同行。”给我们起个调,“更亲密地同行。”
更亲密地与你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