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609 比约翰更大的见证人

1

非常感谢你们。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在这里享受汤姆弟兄的这个美好信息(正如我所听到的一样)。我知道他是主神的仆人,因为从我认识他起,他就已经证明了这点。所以我们为这信息感到高兴,我希望这信息直接去到每个人的心里。

呐,汤姆弟兄也是非洲土著人的宣教士。我认为他们正在安排,要为他在那里对土著人的宣教事工给他一笔奉献(至少我这样要求了)。到那里之后,当然,我自己知道宣教士意味着什么,我认为汤姆弟兄拥有的那种宣教事工是真正正确的那种。
瞧,首先,当白人来的时候,土著人一开始就对白人有点疑心。但是汤姆弟兄有主在几年前给他的想法。一次,他正在看一本来自宣教工场的小册子,里面有一张有一圈白发的老黑人的照片。黑人说:“白人啊,白人啊,你父亲在哪里?我老了,头脑迟钝了;我只是听说耶稣。如果我早认识他,就把他带给我的百姓了。”这话打动了我。“如果我年轻时认识了他,就把他带给我的百姓了。”是的。瞧,首先,白人甚至不能去土著人能去的地方;不能靠同样的东西生活。我想:“使土著人得救,再让土著人自己做宣教的工作。”那正是汤姆弟兄所做的事。
在约翰内斯堡,那天下午我们有三万人悔改信主,当看到了……真希望我们有时间把故事告诉你们。当那个像狗一样用链子牵着走的人得了医治……当主耶稣开始在会众中揭示事情,每个人……F.F.博斯沃思博士(你们很多人知道他),他估计一次有二万五千人得了医治。当他们看到之后,一个祷告就有二万五千人得医治;同时有三万人得救了。我说:“呐,不要等到某个宣教士从美国来。”我十分尊重他们,但问题是,朋友,小大卫·利文斯顿不在了。必须有人去那里。
至于说神学,嗯,他们相信他们的偶像等等,那只是一个思想的转变。但当他们看到神在大能中运行,就是这个改变了土著人。我说:“不要等候你的教育,出去,告诉你的土著朋友:耶稣为他们死了。”
我有一张德班报纸的剪报,有个甚至不知道左右手的人,一个星期在丛林里、在田野里给一千个土著人施洗。是那样的。他甚至不知道分辨左右手,但他知道他得医治了,耶稣爱他,他告诉他的土著朋友,带他们到水边,他们来了,就给他们施洗。太好了!
当他们以这奉献来支持或帮助汤姆弟兄对那边土著人的宣教事工时,我全心地说:我认为这是一件值得的事,非常好的事。神会祝福你们给予它的帮助。汤姆弟兄从未要求我这样说。我只是……我只是说出来,因为它值得我们付出一切来帮助。
呐,我不知道是不是……比勒弟兄,你在这里被介绍了吗?这是比勒弟兄坐在这里。我想他正在录磁带。埃斯特尔·比勒,上次大战的退伍老兵,他在海外受伤了,一只手被炸掉了。他回到家,把心献给了主耶稣,非常乐于奉献的人,一位传福音的。他是我的邻居、好友,对我是密友;他的家人、妻子,是个非常可爱的妇人。
比勒弟兄最初重生、领受圣灵的时候……如果我搞错了,比勒弟兄,我不想搞错。我想我是对的。你妻子,她是不是属于某个不信那个的教会?所以比勒弟兄就由她去,继续走,继续为她祷告。一天晚上,夜里(她一直到天亮都无法好转),不得不叫醒弟兄,在那里她与神和好了。
你知道吗?那是件好事。你只要有咸味;神必创造饥渴。如果你……你只要有咸味。比勒弟兄,你愿意站起来一下吗?比勒弟兄是我的私人朋友,一位传福音的,非常亲爱的朋友,埃斯特尔·比勒弟兄。我想他妻子和孩子都在楼下某个地方,很好的朋友。通常我进来以后必须讲道,我没得到机会。神祝福你,比勒弟兄。
呐,对别的人。这是我的朋友利奥·梅西尔弟兄。他来自密歇根州,我相信他是从那个獾州去那里的,当然你知道,你可以因此得到原谅,因为来自密歇根州。一个很好的小伙子,他和吉恩·高德,另一个密友,是好朋友。我称他们是我的学生。他们是宣教的小伙子,学习成为宣教士。他们来参加聚会,录磁带等等。你们几个小伙子站起来一下:两个很好的基督徒弟兄。这是梅西尔先生,这是高德先生。这些人过来录聚会的磁带。他们有够便宜的东西,他们不……若是谁想要录音带,找出发生了什么事,就看看这些人。他们这里有录音带。如果你有磁带、录音机……
伍德弟兄,我没看到他在哪里。是的,他坐在这里。呐,伍德弟兄是我一个很好的私人朋友。我来见伍德弟兄,他参加休斯顿聚会的时候,主的天使来了,这张照片被拍下来。他是个承包商。他有点缺钱,所以当一个人有个谷仓要修理时,他就跑去为他修理谷仓,赚了足够的钱去休斯顿。他有什么事呢,他有个残疾的儿子,一条腿耷拉着。我不认识他。他只是站在比这多很多很多倍的会众中。所以我们上去东部,伍德弟兄就跟着我们上去。一天晚上,他忠心的妻子(今晚与我们在一起,是卖书的)和男孩坐在会众中祷告。圣灵转过身,把妇人的事都给她说出来了,说出她有个残疾的儿子坐在那里,但又说:“主如此说:他得医治了。”
男孩今晚坐在楼下某个地方,相当敏捷,跟楼下任何走路敏捷的人一样不再是残疾人,没有一点残疾的迹象。神医治了他,使他痊愈了。伍德弟兄就放弃了他的承包生意,跟我一起到处走,卖书,帮助我。此外,他搬到了印第安纳州,在我隔壁买了住处,我们真是好友。伍德弟兄,请你站起来一下好吗?伍德弟兄。我不知道他妻子在哪里,也许在外面某个地方的书摊上。
男孩在这里某个地方。大卫,你在哪里?孩子,请你站起来一下好吗?一个残疾的男孩,他一条腿耷拉着。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站在楼下某个地方?也许在这附近跑。他和比利是很好的密友。此时我没看到他。但我们会叫他上来,也许上来讲台。他害羞,像我自己一样是乡下男孩,有点腼腆。虽然他在这附近某个地方。他有条腿耷拉着,主立刻医治了他。所以我们为此感谢主。主是不是对我们很好?他配得一切的赞美等等。
呐,阿根布莱特弟兄,我还没见到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来了。杰克·摩尔弟兄,我不知道……如果他们在会众中,我希望他们站起来,因为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他们。他们俩人两三天前就应该在这里,所以我们随时都可以看到他们。
呐,明晚,你们想要有一个晚上放松一下,让我们的传道人弟兄帮助我们为病人祷告吗?你们大家想要那样吗?只要让你们看到主神,他也应允传道弟兄们的祷告。我们……不只是传福音的进来为病人祷告,神必应允任何祷告之人真诚的祷告。我总想有一个传道人被代表的晚上。毕竟,当传福音的离开城镇,如果他让会众围绕自己,哦,当他离开时,可怜的牧师怎么办呢?如果那……人们想:“哦,牧师,他只是……”记住,他跟任何传福音的或工场上的其他人一样是属神的人,他是个真正属神的人。我们想看到他们都在这里代表了,让你们看到神应允他们的祷告。
昨晚回家时,我在想,我……他们让我昨晚留得有点久了,将近十二点,伍德弟兄和比利因为这样做、留得有点久而道歉。这是别的事,我无法解释,朋友们!我希望我能。甚至不需要试着解释。但那好像他们到了空中一百万英里高,然后突然又掉到了地上,那是个可怕的感觉。但它表示什么呢?有一个更高的领域我们可以爬进去。有一天我们要飞得更高。
他们讲到别的事。呐,对我来说,聚会,我知道它们的唯一方式是有人告诉我,或拿起其中一盒录音带。我也有这些磁带。每场聚会的录音带都供参考。然后我听一遍录音带,听聚会怎么进行。但对我来说那是一场梦。呐,一个黑人有什么事,或别的事,躺在褥子或担架上,或者走路。
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在达拉斯,我去达拉斯参加聚会。在我们叫队列前简短说几句。我去达拉斯参加聚会。哦,回来的路上,飞机遇到了暴风雨,我必须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着陆。他们带我去那里那家著名的大宾馆,那是航空公司安排的好事,因为我自己不可能住那宾馆。那是(我忘了)皮博迪宾馆。他们告诉我他们第二天早上会叫我,在那里给我一间房间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他们会叫我,我就可以准时去赶飞机。所以我说:“很好。”我上了楼,祷告之后,上了床,写了几封信。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早,太阳还没出来。他们告诉我飞机要起飞……八点豪华轿车会来接我们。当时大约六点半。我想:“嗯,我有很多时间,我要溜下去,把我这里部分邮件寄出去。然后我要下去,搭豪华轿车,出去乘飞机,回家。”
那天早上我出去。我起得早,祷告了很久,因异象等等聚会后有点不安、虚弱、紧张,你知道。这向你表明神至高的恩典。走在街上,我走在街上,唱你们五旬节派信徒唱的其中一首歌。哦,歌名是什么?“我真高兴我是其中一个。”我相信是那首歌。是的。“人们聚集在楼上,领受圣灵的洗,那日主为他们所行,今日也要为你行。”你们知道这歌吗?那是一首……哦,那是我想要记在脑海里的歌。我走在街上,向自己唱着这歌,你知道。“人们聚集在楼上,同心合意祷告,耶稣以大能来到,”之类的。我想要把它都唱出来。
我开始过街。当我开始过街时,圣灵说:“停一下。”
我想:“什么?”我又走,开始过街,有东西让我停下来或不过街。我在一个小地方转到一边,那里像是有杆子,我祷告,心想:“主啊,你要我做什么呢?”
他说:“转身,回去,只管继续走。”呐,话相当清楚,不只是在你头脑里;我听见了。他在那里,那光旋转着。
于是我转身回去。我走过宾馆,继续往前走,一直走,我继续走。我低头看表,大约八点差十分。我只管继续走。他只是说:“走。”我知道要做的就是这个,继续走。
我沿着河下去,到了有很多穷人住的地方,到了那里。我继续走,走得越来越远了。我想:“哦。”我到了黑人区,沿着那条路往下走,到了某处下等人的地区,走着。
不久,我哼着一首短歌,“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我看见那里立着一幢有点粉刷了的黑人房子,有一扇门。有个典型的杰迈玛老阿姨,头上裹着一件男人的衬衫,像这样靠在门口。哦,也许就像外面的电杆一样远。我正哼着歌。当我看到她看着我,就停止哼歌,开始走过去。你知道,她脸颊肥大,她把眼泪擦掉,说:“早上好,牧师。”
哦,我看着她,说:“夫人?”
她说:“我说:’早上好,牧师。’”呐,在田纳西州,传道人就是牧师。我不知道对你们这里的黑人是不是。但她说:“早上好,牧师。”
我停下来,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呢?”瞧?我想:“这奇不奇怪?”有东西开始运行。也许这就是主想要我走下去的目的。于是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呢?”
她说:“嗯,牧师,当我看到你来时,”她说:“我知道你是牧师。”她说:“牧师,你看过圣经中关于书念妇人的故事吗?她不能生孩子,先知以利沙去为她祝福,她就生了孩子。”
我说:“看过,夫人。”
她说:“哦,我就是那样的妇人。”她说:“我向主祷告,”她说:“我告诉主,如果他赐给我一个孩子,我会养育孩子爱他,尊荣他。”她说:“我是个洗衣女工,”她说:“我靠洗衣谋生。”她接着说:“你知道,我的孩子要成人了,他是个大男孩,牧师,他跟错误的同伴一起出去。他得了可怕的病,我不知道。他病得那么重,以至医生说他再也活不了了。他在屋子里,从昨天起他就快死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呻吟。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我的宝贝死去。”宝贝!大约一百八十磅的……她说:“我实在不能看到我的宝贝死去。”
但记住,对一位母亲来说,那就是她的宝贝。是的。不管你是什么,不管你做什么,如果你是真正的母亲,那仍是你的宝贝。
她说:“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我的宝贝在那个状态中死去,因为知道我向主许诺了要养育他来服侍主。”她说:“我昨晚整夜祷告。”她说:“我说:’主啊,现在我能做什么呢?’”她说:“首先你知道,我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我看见一个人过来,穿着褐色衣服,戴着一顶褐色帽子。主说:’这是我的牧师。’”她说:“当我醒来时,大约是三点。”她说:“此后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等候你。”
我想也许我调换了这个。[原注:伯兰罕弟兄指的是公共扩音系统里的啸叫声。]
她说:“从三点起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等候你。”
哦,当我到了那里,可怜的老人背上都湿了,因为她一直站在那里。
她说:“从三点起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见你。当我看到你从街上走来,你跟我在梦里看见的人一样,我就知道你是牧师。”她说:“你不进来吗?”
她开了门,有条小链子挂在门上,那天早上,我走进那个黑人的房子,地板上没有地毯,只有一张旧的铁架床。但我告诉你:如果我曾走进神的面前,就是在那里。墙上没有美女照片;门上挂着一张画,上面写着:“神祝福我们的家,”很干净。
我环顾四周,铁床上躺着一个高大、强壮的人。他手里像这样拽着床单(或毯子),发出“嗯,嗯,嗯”。
我说:“怎么回事?”我说:“早上好,年轻人!”
妇人说:“牧师,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已经两天了。他所谈的一切,他说他在广阔的深海里,都是黑暗,他迷路了。”妇人哭了起来,说:“巴不得我能听见他说他得救了,我就甘愿放弃他。”
所以,我说:“嗯,医生们……”
她说:“牧师,他们对他无能为力了,他病得太重了。”是梅毒。她说:“病得太重了,病毒已经吃了他的心脏,心脏穿孔了。对他无能为力了。”
我说:“阿姨,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她说:“不知道,先生。我以前从未见过你,直到我梦见了你。”
我说:“我叫伯兰罕。”我说:“我为病人祷告。你听说过我吗?”
她说:“没有,先生,我从未听说过。”
我说:“你愿意跟我一起祷告吗?”
她说:“愿意,先生。”
那天早上我们跪在那里,跪在那个卑微的旧房子里。我到过四个王宫,为他们祷告。英王乔治和古斯塔夫等等。我到过这个国家一些最好的房子里,但我从来没有像那天早上我在那座小棚屋里当阿姨欢迎我时那样受欢迎。
我跪在地板上,看着她,我说:“阿姨,你带领祷告好吗?”
她说:“好的,牧师。”
听到那可怜、圣徒般的老妇人所做的祷告,会使你脖子上的头发竖起来,那又黑又大的脸颊,眼泪流下来,她向神恳求:“神啊,不要让我的宝贝死去。让我听见他说一次他得救了。主啊,我……他妈妈就会满足了。”
我想:“神啊,请祝福她可怜的心。”
她站起来,开始擦眼泪。我感到男孩的脚冰冷、僵硬。他一直发出“嗯,嗯,哦,太黑了,嗯”
于是我跪下来,按手在男孩的脚上。我说:“阿姨,现在我要祷告。”我说:“天父啊,现在过了九点,飞机已经起飞了。”我说:“我不知道。你告诉我下来这里,我知道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走。如果这是你差我来的地方,我祈求你垂听祷告,应允这个可怜的妇人。”
你知道吗?男孩开始发出“嗯。”他说:“妈咪,妈咪。”他说:“房间里亮起来了。”大约五分钟后,他坐在床上,跟我们交谈。
我赶忙出去,叫了出租车,回到宾馆。你知道吗?我拿了箱子后,赶快冲到机场,飞机广播正在第一次呼叫。神,为了那个可怜、没文化的黑人妇女,让那飞机留在地上,留住它,把它按在那里,直到妇人的祷告蒙了应允。我告诉你们,神本着至高无上的恩典,他是神。哦,今晚可以说到成千上万的事。为了那个可怜、没文化的黑人妇女,神让一架飞机在暴风雨中停下来,落在地上,把它按在那里。
大约六个月后,我回到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坐在火车上。我坐车进入孟菲斯。你们从孟菲斯来这里的任何人都知道火车怎么从西边进去。我下车,开始那样走上去,买东西吃。在火车上买东西吃对我来说太贵了,所以我走上站台,买一个汉堡。当我下车时,听见一个戴红帽子的跑过来说:“喂,伯兰罕牧师!”
我说:“早上好!”
他说:“你不认识我,是吗?”
我说:“不认识,我想我不认识。”
他说:“你记得那天早上你被主带领走下来,为一个快死的男孩祷告吗?”
我说:“你不是他吧?”
他说:“是的,你知道,我不再病了。我现在是基督徒了,伯兰罕牧师。”阿们!哦,“我现在是基督徒了。”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
阿们!我们祷告。
天父啊,我想到有一天当我们都越过了生命的大门去到彼岸,看到雅弗的子民、含的子民、闪的子民,大家都聚在宝座周围,那将是什么呢?哈利路亚!那时坐在主的同在中,在乐园的街道上走来走去,遇见我们有幸在地上见到的这些亲爱的人,我们将如何讲述这个故事呢!哦,何等的时候!
主啊,庄稼熟了,时候不早了;太阳正在落下;没有时间了。我们现在必须传福音,为病人祷告,呼召主的祭坛,扩大祭坛,让罪人涌进来得救。因为我们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做工了。时候不早了。
天父啊,我们今晚为藉着我们弟兄的信息带给我们的祝福感谢你。我们祈求你将它深植在每个人的心里。
现在当我们叫祷告队列时,天父啊,我祈求你本着你的怜悯和恩典,愿你今晚丰丰富富、充充足足地行一件事。向我们大大地浇灌你的祝福。愿所有的非信徒今晚成为信徒。愿那些是倒退者的得救,愿那些没有圣灵的从神的灵重生,愿每个生病的人得痊愈。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哦,主多么奇妙!难怪“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呐,我想,过了今晚,还有三个晚上,我就得离开这群可爱的人。
刚才我接到一个从澳大利亚悉尼一路打来的电话,马上要去那里。[原注:伯兰罕弟兄清了清嗓子。]但你知道,我希望我某个时候回来,呆一个月,举行复兴会,继续出去传道,继续前进。
呐,有一堆祷告卡。我相信……比利在哪里?是什么?哪里?哦,R?好的,我们今晚发了R祷告卡。看看你的小卡片上,它只是一个小东西。
顺便说一下,我昨晚没有为这些手帕祷告,我今晚想为它们祷告。我告诉你们,也许明晚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讲怎么处理这些手帕,怎么寄到一个地方和拿到它们。
呐,它是一张小卡片,像这样的东西。在它的背面有一个R。呐,是1到100。呐,我们不可能叫所有的人都上讲台;希望我能够。神知道。但我不能。
任何人上来,并不表示他们会得到医治,那只是……这不是表演。这不是舞台表演。这是虔诚的聚会(瞧?),圣灵……但它是印证无所不能和无所不知的神的同在,这是在他的同在中,行他过去所行的同样的事。
这里有第一次新来的人吗?让我们看看。瞧。那是……瞧,每晚都应该解释,主耶稣怎样……
在我们叫卡片之前,让我读一会儿经文。这里有一段翻到的经文,《约翰福音》5章,我们从33节读起。
33你们曾差人到约翰那里,他为真理作过见证。34 然而,我所受的见证不是从人来的;但我说这些事,为要叫你们得救。35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36 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完成的工作,就是我所做的工作,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37 差我来的父自己也为我作过见证。
呐,想一想,耶稣在地上时做了什么?他在地上时做了什么呢?如果他……他受死要救我们,然后以圣灵的样式回来。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他只宣称能够做父藉着异象显给他看的事。多少圣经读者知道那是真理?圣经?好的。瞧?
在《约翰福音》5章24节,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
他经过许多人: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医治了一个躺在小床上、一定是得了前列腺炎之类疾病的人。我不知道。某种慢性的病,他得这病三十八年了。这病不会要他的命。但耶稣医治了他,因为神已经指示他去那人那里。经文明明地陈述了这点。他说他知道那人在哪里,知道那人一直处在这情形里,然后走开,离开人群。
耶稣被质问。就是这时,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当腓力找到拿但业,带他回来,告诉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弥赛亚。当拿但业走进人群,耶稣往外看,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拿但业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拿但业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妇人在井边也是如此;耶稣把她的罪是什么等等都给她说出来了。今晚他是同样的主耶稣。我相信这点。呐,藉着弟兄传讲福音,宣告耶稣是。呐,如果他以威严的祝福进来,来围绕我们,宣告同样的事,即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就都应该接受他。你们不这么认为吗?大家都应该敬拜他。
你们很多人可能会被叫上来。我们看看,我们从某个地方开始。呐,那是什么?那字母是什么?R,R。好的。对不起。
今晚我们从75号开始,看是不是……我们一直从1号、15号、20号、50号开始。好的,谁有R75号?请举手。你的小卡片R75。我相信底下的女士有。好的。76号,谁有R76?请你举手,不管在哪里,在阳台上或不管在哪里?R76,如果可以,请赶快举手。谢谢你,过来。70、77。好的,女士。78、R78,如果可以,请你赶快举手。78?好的。79、79、80,谁有80、80?好的。81。好的。82、83、84,让他们亲切地……你瞧,你之所以一个一个地叫他们,大家把过道都挤住了。我们必须让他们排好队。
84,我们看看。好的,85,谁有85?好的,女士。86、86,我看到了吗?86?好的。87?88?89?好的,弟兄。90、91、92、93、94。好的,95、95,是的,我看见了。对不起。95,请把手举高一点,不管是在哪里?95号祷告卡。什么?好的,95、96、97。好的,98,谁有98号祷告卡,举手好吗?98,请举手好吗?不管是谁有98号?对不起。98、99,谁有99号祷告卡?举手好吗?那里的女士有99号。100,谁有100号祷告卡?举手好吗?100号祷告卡。
四处看看。可能有人起不来;可能有人耳聋,是不是有……好的。不管谁有100号祷告卡,100……喂,我这里有一群人了,是吗?我不知道我会叫到他们,但我会尽全力。好的。
呐,当主祝福,给人们加添他的祝福时,愿他威严的同在与我们同在。呐,如果一些弟兄、引座员愿意在底下帮忙,比利,你还有祷告卡吗?没有。好的。
看看那些祷告卡;四处看看;四处寻查。你们一些弟兄,帮忙看看这些卡片,看看,看看是不是……四处看看;看看过道上,找找看。
75号,你有一张吗,先生?75到100,75到100。是的,我们要叫他们进来,因为他们可能聋了什么的,我们不能……好的。如果他们是,如果你看到有人有那张卡,就告诉其中一位引座员,让他们叫人,是不是有人聋了。那是……谢谢你,汤姆弟兄,好的。好的,如果可以,现在我们祷告一会儿。
天父啊,主啊,为着你的祝福,求你俯瞰我们。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罪。主啊,现在伟大的戏剧正在上演。我们仰望你来。主神啊,这里是基督徒,这里是今晚愿意为你白白舍命的人。他们爱你。他们经过了巨大的网罗、苦难和灾难。他们努力了几年。他们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争辩。他们相信他们会活着看见日子来到。他们很多的父母睡了,等候这个日子。但是父啊,他们开辟了道路。他们拔掉了树桩,清除了荆棘。现在他们的儿女在公路上快乐地奔跑,享受这些祝福。
天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晚临到。伟大的耶和华神啊,今晚差遣主耶稣。愿他现在以复活的能力运行,宣告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使这些人能知道我们的信心不是徒然,我们的盼望不是徒然,主耶稣确实在这里,从死里复活了,做同样的事,正如他应许他要在教会中做的,直到他再来。
赦免我们许多的罪,主啊,今晚当我们面对各各他时,请帮助我们。愿神的天使来恩膏你的仆人,恩膏这里的每个仆人。愿我的嘴唇受割礼说话,愿我的眼睛受割礼,看见你要我知道的事。愿每颗心和每只耳朵都受割礼来领受。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呐,在我们开始之前,按手在手帕上。天父啊,给病人和有需要之人的手帕放在这里,也许一些老妈妈、老爸爸今晚躺在小屋里,瞎眼,看不到地板;他们等候这手帕去。某个妈妈走在地板上,手臂上抱着宝宝,等候手帕回去。神啊,你知道有关的一切。呐,他们把手帕带来给我。
呐,圣经里说:他们拿了手帕和围裙给圣徒保罗,因为他们知道他是你的仆人,他们可以从他身上拿手帕和围裙。手帕围裙被送给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他们就得了医治。
父啊,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我们知道你仍是耶稣。那根本不是圣徒保罗;主啊,那是你,是人们对你仆人的信心。主啊,我们祝福这些手帕。当它们被放在病人身上时,愿同样的事发生,正如神赐下这应许的时候一样。它不是人的应许,而是神的应许。
曾经一个时候,红海将以色列人与应许之地分开,作家说:“神透过火柱用忿怒的眼睛俯瞰,红海就惧怕了,往后退,以色列人继续往应许之地去。”
神啊,当这些手帕放在病人身上时,愿神的那双眼睛今晚透过耶稣的血俯瞰。愿捆绑这些手帕所代表的病人的仇敌惧怕,往后退,愿人们身体健康强壮地继续往应许之地去。因为这是福音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所应许的。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好的。现在他们都有了吗?说什么?除了100、100号,都来了。如果有谁发现了R100号祷告卡,请你带他到队列来。继续看,有人可能起不来,或有人瞎眼,进不来,或耳聋,听不见。当我们服侍时,请周围看看你邻居的卡。你有吗?很好。好的。很好。是的。R100号祷告卡。很好,好的。小伙子们,现在他们都好了吗?大家一切都好了吗?好的。那就领病人过来。
神啊,求你怜悯。
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现在我把这周围的每个灵置于我的控制之下,为了神的荣耀。
对你们底下没有祷告卡的,没办法让你们上来这里;没有祷告卡、却想要耶稣基督医治你们的,请举手好吗?瞧,到处都有。
呐,我这样说,如果他以恩膏的能力临到……瞧?它不是……呐,我没有做这事。它不是我能做的事。你是做这事的人。是你们的信心成就了这事。这是一个恩赐。当神想要显给我看异象时,他就降临,把我提起来,将整件事显给我看,事情会怎样;然后我来告诉人们,这就是发生的事。它从未失败过。我四十六岁;它从未失败过一次。问任何人,你是不是见过。
但是你们自己,你们是基督徒,是你们把那恩赐拉出来。瞧?不是我;是你们的信心成就了事情。如果你们没有信心,就没有任何事会成就。是你们的信心运行了那恩赐。就像基督,当他在地上时,他是……这恩赐对我就像海洋里的一小勺水。基督就像整个海洋。但记住,在那勺里的化学成分同样在整个海洋里,瞧?只是没有它那么多。瞧?所以它是……那是……神的恩赐就是这样的。
呐,它是你们的……是你们的信心运行了这恩赐。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耶稣从未说:“哦,我……”不,他说:“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瞧?你的信心成就了这事。是妇人的信心成就了这事,是你们的信心成就了事情。
呐,对这里这妇人,她……神可能不会对她说一件事。呐,有没有人……那队列的每个人,你们站在这里的,跟我都是陌生人吗?如果是,请举手;大家跟我都是陌生人。队列里就是这样。底下有多少人跟我是陌生人?举手,到处都有。呐,我不认识你们任何一个人。天上的神知道,今晚我在这会众中认识的唯一的人,就是我已经介绍的,除了我儿子之外。那是我认识的唯一的人。但神知道你们每个人。呐,在超自然的领域,愿主应允他的祝福,这是我的祷告。
呐,姐妹,如果你……如果可以,从这边走近一点,这样我就能让你从其他人的队列出来。你是个……你是一个人,但你也是一个灵。如果你没有灵,你就死了。瞧?所以每次,当你看到汽车行驶在路上,那汽车被一个在身体里体现的灵操纵着,瞧?呐,我不是对付你的身体;我是在对付灵。当生命从肿瘤出去,我不是在对付那肿瘤;我是对付那肿瘤里面的生命。它是一个独立于拥有这肿瘤的人的生命。或是癌症、白内障,不管是什么疾病。
呐,我们作为两个人站在这里,我们一生以前从未见过面,彼此完全彻底是陌生人。你作为一个妇人站在这里,我作为一个男人。非常完美的图画,今晚开始就像我们的主耶稣(不是取代他,我是指他在这里,瞧?)和妇人在撒玛利亚井边。不是你取代那妇人,而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妇人站着交谈。呐,主跟妇人谈了一会儿,直到他举行对话,找出了妇人有什么问题。找到了她的灵,然后神显给他看问题是什么,告诉了妇人。
他说,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因为你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你说这话是不错的。”
妇人说:“我看出你是先知。”又说:“我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做这些事,但你作为一个先知又是谁呢?”
他说:“我就是弥赛亚。”
所以,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是今天弥赛亚的迹象。如果他现在以你我的人形来这里,进入我们的身体里,行他在井边对妇人所做的同样的事,你会相信那是弥赛亚的迹象吗?你会那样接受它吗?会众会那样接受它,接受弥赛亚的迹象吗?呐,愿他为了自己的荣耀应允,为了他话语的缘故,不是我们配得,而是因为他的道。
呐,站在这里的女士,我跟她交谈,只是看着她,你不需要回答我,我宁愿她不回答。只是捕捉她的灵,单单得到她的灵,因为灵从各个地方来。但主可能不会对我说一件有关妇人的事。她意识到她在主的同在中,她知道那不是我。她此时的那个感觉,在她身上运行的感觉,好像云朵落在她和我之间,她知道那不是人,她知道那只能来自神。
呐,女士,我想要你看这边,只要全心相信。这是我拥有的能帮助你更认识主耶稣的唯一方式。我不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对你一无所知,但神知道。当女士开始注意时,她患了可怕的神经疾病。那神经疾病非常非常严重。呐,我看到她想要紧紧抓住东西,她一直掉东西。她发作了,一直越来越糟,特别是在白天当中,好像当她想要洗碗碟什么的,就掉了碗碟。但她……问题是,她的病是在背上,是她的脊椎问题使她患病。妇人也患了别的病。是的,她知道这点,她有肿瘤。那些肿瘤位于她的胸部。这是事实,是不是?呐,那不是我在说话。现在是我,但那是他,不管他说什么。你全心相信他吗?那就过来这里一会儿。
我们的天父,我按手在这个可怜的孩子身上,斥责正在对她做这恶事的仇敌。愿仇敌从她身上出来,离开她。奉主耶稣的名从她身上出去。阿们!好的,姐妹,看这边。如果他知道你以前的生命里是什么,你是这事的见证人。那是真的吗?每个字都是真的吗?好的。这也是真的:从这里出去,欢喜快乐。它已经离开你了。现在欢喜地去吧,你会好的。再也不要担心了。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乃要全心相信,你必得着所求的。”
呐,你相信弥赛亚——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他的同在在这里吗?你相信吗?好的。
呐,这女士,我想她也许是陌生人。我想我们是,是不是,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但主耶稣知道你的一切。你是……我看见你,另一个妇人远远地站在这妇人后面。是同一个妇人,只是更年轻。她像是得了头痛,是偏头痛。你得偏头痛很久了。我看见一个处在可怕境地的妇人。它看上去……是另一个妇人,是一个朋友。不,不是的,那是你妹妹。我看见你是一个小女孩,上来玩。呐,她躺在一个地方,像是医院。她被一个悬挂的黑灵捆绑,魔鬼。她在医院里被鬼压制。圣灵如此说。现在你全心相信吗?
我们的天父,奉主耶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着她来求的,我按手在她身上,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阿们!神祝福你。欢喜地去吧。好的。
女士,过来好吗?哦。世界的整个国度属于基督教。在神国里的万有都属于你。因着你的信心,神将万有白白地赐给你。阿们!现在要有信心,相信。
这是我的病人吗?好的。我要你看着我,就一会儿,女士。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互不认识,但主耶稣知道我们俩人。
弟兄,你正坐在那里祷告,那个穿白衬衫看着我的大个子男人。因为你知道有一个死亡的灵就在你附近。但你相信,正在祈求神把我转过来,显明并跟你交谈。你在祷告中做了这个承诺:如果我跟你交谈,你就会接受你的医治。那是真的,是不是?是的。好的。你患了心脏病,是不是?如果是,请举手。呐,去得痊愈。神祝福你。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只要将赞美和荣耀归给神。要有信心。
好的,女士。你现在全心相信吗?呐,你患病。在你周围,你旁边,似乎有一个又大又黑的灵,那是可怕的神经病。你被它搅扰一段时间了。呐,我看见你摔倒了,伤到了膝盖。你的膝盖,那是你想要我为你祷告的,是你的膝盖。你是个基督徒。我看见你进入一个教会。那是全备的……是神召会。你属于神召会。现在上前来得你的医治。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对这基督徒作了恶事的魔鬼。撒但,出来,我命令你离开这妇人,阿们!姐妹,上路去吧,感谢和赞美神,阿们!
姐妹,你相信吗?全心相信吗?好的。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为此、为你相信,太感谢主了。好的。呐,我要你相信主耶稣在这里,他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一切有关的情况。我只是他手里的器皿。我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但神知道你。首先,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从北方来,到南方来。你是从一座叫亚特兰大的城市来的。你在那城外,是个女传道人。是的,瞧?你患了膀胱病和妇科病。它离开你了。你快乐地回你的城市去吧,赞美主。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因为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原注:磁带空白。]
你是个病人,是吗?好的。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原注:磁带空白。]布朗太太,你来自一条叫纪念碑街的街道,乔治亚州奥古斯塔市纪念碑街302号。现在回家去,感谢神,快乐,你可以痊愈。
天父啊,我奉主耶稣的名祝福这妇人。愿她去得着所求的东西。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现在要有信心。全心相信。
哦,是个妇人。妇人身上有个耳聋的灵。你们在各处低头,直到我们得到一个答复。
全能的神,创造天地的主,永生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我们的天父,我们不渴望你的神迹。因为经上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但主啊,我们渴望你儿女们得释放。我们相信你在这里。经文记着说:“当聋哑的灵从人身上出去了,人就能听见。”父啊,我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耀祈求,乃是为了神的荣耀,愿这个聋哑的灵从妇人身上出去。父啊,垂听你仆人的祷告。
撒但,你这使妇人耳聋的,我靠着主耶稣基督命令你离开她,从她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每个人继续低头一会儿。
你能听见我吗?你现在能听见我吗?说:“赞美主!”现在举起手来,赞美主。现在听得见我吗?好的,现在你们抬头。赞美主!这是你的医治。你的病离开了;你再也不需要它们了。欢喜地离开讲台。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是的。主耶稣发怜悯了。
你相信吗?等一下。你病得很严重,是不是,女士?
你得了癌症,是不是,坐在这地方靠近末端的先生?你相信吗?这妇人也有癌症。你相信耶稣基督会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吗?你也相信吗?那就举起手来。
全能的神,生命的作者,我们谴责这魔鬼。奉主耶稣的名,愿它离开他们,撒但,出来,奉耶稣的名。
神祝福你,女士。黑线不再有了。欢喜地上路去吧,快乐。神祝福你。
我的弟兄,你愿意来吗?你相信吗?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但神知道你,是不是?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糖尿病,让你回家痊愈吗?好的。你可以上路,欢喜,感谢主耶稣。
过来,先生。心脏病对神的医治来说算不得什么。他随时能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好的。神祝福你。欢喜地上路去吧,说:“感谢归给神!”好的。
你愿意来吗,女士?你相信吗?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肾病,使你痊愈吗?请举手说:“我接受。”那么欢喜地上路吧,说:“赞美归给神!”奉耶稣的名。
你全心相信吗,女士?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你身上有很多的毛病:首先是甲状腺肿。但你来首要的事,是因为你一直以来因关节炎僵硬,你想要神医治你。对不对?你现在接受吗?那就欢喜地上路去吧,它都要离开你,你会好的。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她说:“赞美主!”]
首先,你有妇科病。你得妇科病很久了。但你身上更大的一个毛病或最接近夺去你性命的事,是你所患的心脏病。你相信神现在医治你的心脏病吗?是的。那就欢喜地上路去吧,说:“感谢归给赐医治的神。”
呐,这是一样的事:心脏病。呐,你也相信神医治你,使你痊愈吗?你去吧。好的。上路去吧,你可以得着所求的。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响应。]
大伯,你相信那多年的僵硬离开了,你欢喜快乐地上路吗?神祝福你。只要继续走动,叫喊赞美神,得着你所求的。
过来,姐妹。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在这里吗?你相信他的同在在附近吗?你是个有能力的年轻妇人,却得了这病。是的。但是什么引起的呢?是因为你是属于紧张的那种人。你一直都不安,紧张。它导致你得胃病了,得了消化性胃溃疡,导致你胃里发酸等等;灼热,你的食物不合你胃口,你晚上不安宁。绝对没错。其实从你孩子时起,从你是小女孩起,你就紧张。当你在学校时,你常为此抱怨。你也有一点近视。当你看书时,当你是小女孩,在学校里时,你把书拿得离你很近。那些事是真的,女士。现在你得医治了。你现在全心相信吗?神祝福你。你现在可以欢喜快乐地上路去。神祝福你。
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我跟你是陌生人。但是有一所医院正等着你,要切除那个肿瘤。你相信神现在能杀死肿瘤吗?我按手在你身上,奉主耶稣的名,祈求神为你做这事。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去吧,愿你永远不需要做手术。好的。你全心相信吗?
你好,先生。神能当场除去你身上的肾病。你相信吗?你接受吗?你相信你在主的同在中吗?你相信那是他让我知道的吗?那就上路去吧;你可以得着所求的。神祝福你。愿主祝福你,我亲爱的弟兄。
好的。过来,过来好吗,姐妹?你有搅扰你的妇科病,但现在搅扰你的首要的病是心脏病,因为你会突发窒息,类似这样。特别是当你吃了很多东西躺下以后。那是由神经问题引起的,那不是心脏病;那是神经问题,导致气体回到你的心脏。你现在要回家。你相信你要回家吃东西,得痊愈,好了吗?你相信你会好吗?那就欢喜地上路去吧,感谢主耶稣让你痊愈,得医治。
女士,过来好吗?你知道,这是有点困难的事,那里那个妇人,因为你站在她面前,瞧?她有问题。我现在不记得是什么。但我见过你,已经说出了她吃东西的事。因为那是胃病,是你得了胃病。你只要上路去,吃你想吃的。耶稣使你痊愈,你全心相信。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如果我告诉你说你坐在那里的时候就得医治了,你会相信吗?好的。欢喜地上路去吧,说:“赞美主!”奉耶稣的名。
过来。你相信吗,女士?你得了脓肿,是在妇科腺体上。你得了妇科病。你现在相信耶稣使你痊愈吗?好的。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要求病离开,阿们!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现在你愿意再低头吗?这是耳聋悬挂在妇人身上。
神啊,她不能听,但你能做万事。她听不见信息,“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主啊,那就是为什么我叫她停住,不是为其它任何目的,乃是让那信心得以显明:“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他们若听不见,信心怎么能来呢?”所以神啊,我祈求你此时赐给我这个特别的祝福,从我的姐妹身上赶出这个恶者。撒但,基于主耶稣基督所流的血,作为他的代表,被天使所差遣,命定我来做这事,我奉永生神的名命令你,从妇人身上出来。撒但拘禁你多久了?现在听得见我吗?你完全正常,好了。瞧?现在听得见我吗?什么?你听见我吗?阿们!阿们!好极了。神祝福你。那别的病、妇科病也离开你了。
哦,妇科病对神算什么呢?嗯,他当场就能医治你。你不相信吗?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魔鬼。你得医治了,姐妹。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你相信吗?只要有信心。
我儿子在碰我的肋旁,我知道一定是快到时间了。你全心相信吗?有高血压。你有心脏病。你后面的妇人也有同样的病,都有高血压,你们是夫妻。上路去吧,痊愈了。要相信。你们相信吗?
刚才经过那里的那位女士是谁?有一道光随着她。不,不是。那里有个女士看着我,站在底下看着我。穿着粉红色的裙子。你患了哮喘。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愿意站起来一会儿吗?好的。你有哮喘,你得了哮喘。耶稣使你得痊愈。
你旁边的女士,告诉她站起来;她也患病了。只要继续站立。好的。你患了头痛。是不是,女士?好的。你可以去得痊愈。告诉你旁边的女士站起来。你相信吗,女士?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好的。你也可以得着医治,脱离高血压。
坐在这里的那个男人。我看见底下有个男人担心他的儿子。他正在研究一个男孩。那男孩是某种男人……他得了癌症。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是个士兵,参加了朝鲜战争,男孩得了癌症,倒退了,你担心他。对不对,先生?请举手,接受神作医治者。
我谴责每个魔鬼、每个污秽的灵、每个疑惑的魔鬼。魔鬼再也没有权利拘禁这些人了。任何愿意相信我的人,相信我此时告诉你们的是真理,我谴责每个污秽的灵和每个疑惑的灵。我不管你有什么毛病,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将赞美归给神,你们必得着医治,此时你们整群人站起来。我奉耶稣的名求。
2

瞧,首先,当白人来的时候,土著人一开始就对白人有点疑心。但是汤姆弟兄有主在几年前给他的想法。一次,他正在看一本来自宣教工场的小册子,里面有一张有一圈白发的老黑人的照片。黑人说:“白人啊,白人啊,你父亲在哪里?我老了,头脑迟钝了;我只是听说耶稣。如果我早认识他,就把他带给我的百姓了。”这话打动了我。“如果我年轻时认识了他,就把他带给我的百姓了。”是的。瞧,首先,白人甚至不能去土著人能去的地方;不能靠同样的东西生活。我想:“使土著人得救,再让土著人自己做宣教的工作。”那正是汤姆弟兄所做的事。

3

在约翰内斯堡,那天下午我们有三万人悔改信主,当看到了……真希望我们有时间把故事告诉你们。当那个像狗一样用链子牵着走的人得了医治……当主耶稣开始在会众中揭示事情,每个人……F.F.博斯沃思博士(你们很多人知道他),他估计一次有二万五千人得了医治。当他们看到之后,一个祷告就有二万五千人得医治;同时有三万人得救了。我说:“呐,不要等到某个宣教士从美国来。”我十分尊重他们,但问题是,朋友,小大卫·利文斯顿不在了。必须有人去那里。

至于说神学,嗯,他们相信他们的偶像等等,那只是一个思想的转变。但当他们看到神在大能中运行,就是这个改变了土著人。我说:“不要等候你的教育,出去,告诉你的土著朋友:耶稣为他们死了。”
4

我有一张德班报纸的剪报,有个甚至不知道左右手的人,一个星期在丛林里、在田野里给一千个土著人施洗。是那样的。他甚至不知道分辨左右手,但他知道他得医治了,耶稣爱他,他告诉他的土著朋友,带他们到水边,他们来了,就给他们施洗。太好了!

当他们以这奉献来支持或帮助汤姆弟兄对那边土著人的宣教事工时,我全心地说:我认为这是一件值得的事,非常好的事。神会祝福你们给予它的帮助。汤姆弟兄从未要求我这样说。我只是……我只是说出来,因为它值得我们付出一切来帮助。
呐,我不知道是不是……比勒弟兄,你在这里被介绍了吗?这是比勒弟兄坐在这里。我想他正在录磁带。埃斯特尔·比勒,上次大战的退伍老兵,他在海外受伤了,一只手被炸掉了。他回到家,把心献给了主耶稣,非常乐于奉献的人,一位传福音的。他是我的邻居、好友,对我是密友;他的家人、妻子,是个非常可爱的妇人。
比勒弟兄最初重生、领受圣灵的时候……如果我搞错了,比勒弟兄,我不想搞错。我想我是对的。你妻子,她是不是属于某个不信那个的教会?所以比勒弟兄就由她去,继续走,继续为她祷告。一天晚上,夜里(她一直到天亮都无法好转),不得不叫醒弟兄,在那里她与神和好了。
5

你知道吗?那是件好事。你只要有咸味;神必创造饥渴。如果你……你只要有咸味。比勒弟兄,你愿意站起来一下吗?比勒弟兄是我的私人朋友,一位传福音的,非常亲爱的朋友,埃斯特尔·比勒弟兄。我想他妻子和孩子都在楼下某个地方,很好的朋友。通常我进来以后必须讲道,我没得到机会。神祝福你,比勒弟兄。

呐,对别的人。这是我的朋友利奥·梅西尔弟兄。他来自密歇根州,我相信他是从那个獾州去那里的,当然你知道,你可以因此得到原谅,因为来自密歇根州。一个很好的小伙子,他和吉恩·高德,另一个密友,是好朋友。我称他们是我的学生。他们是宣教的小伙子,学习成为宣教士。他们来参加聚会,录磁带等等。你们几个小伙子站起来一下:两个很好的基督徒弟兄。这是梅西尔先生,这是高德先生。这些人过来录聚会的磁带。他们有够便宜的东西,他们不……若是谁想要录音带,找出发生了什么事,就看看这些人。他们这里有录音带。如果你有磁带、录音机……
6

伍德弟兄,我没看到他在哪里。是的,他坐在这里。呐,伍德弟兄是我一个很好的私人朋友。我来见伍德弟兄,他参加休斯顿聚会的时候,主的天使来了,这张照片被拍下来。他是个承包商。他有点缺钱,所以当一个人有个谷仓要修理时,他就跑去为他修理谷仓,赚了足够的钱去休斯顿。他有什么事呢,他有个残疾的儿子,一条腿耷拉着。我不认识他。他只是站在比这多很多很多倍的会众中。所以我们上去东部,伍德弟兄就跟着我们上去。一天晚上,他忠心的妻子(今晚与我们在一起,是卖书的)和男孩坐在会众中祷告。圣灵转过身,把妇人的事都给她说出来了,说出她有个残疾的儿子坐在那里,但又说:“主如此说:他得医治了。”

7

男孩今晚坐在楼下某个地方,相当敏捷,跟楼下任何走路敏捷的人一样不再是残疾人,没有一点残疾的迹象。神医治了他,使他痊愈了。伍德弟兄就放弃了他的承包生意,跟我一起到处走,卖书,帮助我。此外,他搬到了印第安纳州,在我隔壁买了住处,我们真是好友。伍德弟兄,请你站起来一下好吗?伍德弟兄。我不知道他妻子在哪里,也许在外面某个地方的书摊上。

男孩在这里某个地方。大卫,你在哪里?孩子,请你站起来一下好吗?一个残疾的男孩,他一条腿耷拉着。我想知道他是不是站在楼下某个地方?也许在这附近跑。他和比利是很好的密友。此时我没看到他。但我们会叫他上来,也许上来讲台。他害羞,像我自己一样是乡下男孩,有点腼腆。虽然他在这附近某个地方。他有条腿耷拉着,主立刻医治了他。所以我们为此感谢主。主是不是对我们很好?他配得一切的赞美等等。
呐,阿根布莱特弟兄,我还没见到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来了。杰克·摩尔弟兄,我不知道……如果他们在会众中,我希望他们站起来,因为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找他们。他们俩人两三天前就应该在这里,所以我们随时都可以看到他们。
8

呐,明晚,你们想要有一个晚上放松一下,让我们的传道人弟兄帮助我们为病人祷告吗?你们大家想要那样吗?只要让你们看到主神,他也应允传道弟兄们的祷告。我们……不只是传福音的进来为病人祷告,神必应允任何祷告之人真诚的祷告。我总想有一个传道人被代表的晚上。毕竟,当传福音的离开城镇,如果他让会众围绕自己,哦,当他离开时,可怜的牧师怎么办呢?如果那……人们想:“哦,牧师,他只是……”记住,他跟任何传福音的或工场上的其他人一样是属神的人,他是个真正属神的人。我们想看到他们都在这里代表了,让你们看到神应允他们的祷告。

昨晚回家时,我在想,我……他们让我昨晚留得有点久了,将近十二点,伍德弟兄和比利因为这样做、留得有点久而道歉。这是别的事,我无法解释,朋友们!我希望我能。甚至不需要试着解释。但那好像他们到了空中一百万英里高,然后突然又掉到了地上,那是个可怕的感觉。但它表示什么呢?有一个更高的领域我们可以爬进去。有一天我们要飞得更高。
9

他们讲到别的事。呐,对我来说,聚会,我知道它们的唯一方式是有人告诉我,或拿起其中一盒录音带。我也有这些磁带。每场聚会的录音带都供参考。然后我听一遍录音带,听聚会怎么进行。但对我来说那是一场梦。呐,一个黑人有什么事,或别的事,躺在褥子或担架上,或者走路。

这让我想起了……不久前在达拉斯,我去达拉斯参加聚会。在我们叫队列前简短说几句。我去达拉斯参加聚会。哦,回来的路上,飞机遇到了暴风雨,我必须在田纳西州的孟菲斯着陆。他们带我去那里那家著名的大宾馆,那是航空公司安排的好事,因为我自己不可能住那宾馆。那是(我忘了)皮博迪宾馆。他们告诉我他们第二天早上会叫我,在那里给我一间房间住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他们会叫我,我就可以准时去赶飞机。所以我说:“很好。”我上了楼,祷告之后,上了床,写了几封信。
10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早,太阳还没出来。他们告诉我飞机要起飞……八点豪华轿车会来接我们。当时大约六点半。我想:“嗯,我有很多时间,我要溜下去,把我这里部分邮件寄出去。然后我要下去,搭豪华轿车,出去乘飞机,回家。”

那天早上我出去。我起得早,祷告了很久,因异象等等聚会后有点不安、虚弱、紧张,你知道。这向你表明神至高的恩典。走在街上,我走在街上,唱你们五旬节派信徒唱的其中一首歌。哦,歌名是什么?“我真高兴我是其中一个。”我相信是那首歌。是的。“人们聚集在楼上,领受圣灵的洗,那日主为他们所行,今日也要为你行。”你们知道这歌吗?那是一首……哦,那是我想要记在脑海里的歌。我走在街上,向自己唱着这歌,你知道。“人们聚集在楼上,同心合意祷告,耶稣以大能来到,”之类的。我想要把它都唱出来。
我开始过街。当我开始过街时,圣灵说:“停一下。”
11

我想:“什么?”我又走,开始过街,有东西让我停下来或不过街。我在一个小地方转到一边,那里像是有杆子,我祷告,心想:“主啊,你要我做什么呢?”

他说:“转身,回去,只管继续走。”呐,话相当清楚,不只是在你头脑里;我听见了。他在那里,那光旋转着。
于是我转身回去。我走过宾馆,继续往前走,一直走,我继续走。我低头看表,大约八点差十分。我只管继续走。他只是说:“走。”我知道要做的就是这个,继续走。
12

我沿着河下去,到了有很多穷人住的地方,到了那里。我继续走,走得越来越远了。我想:“哦。”我到了黑人区,沿着那条路往下走,到了某处下等人的地区,走着。

不久,我哼着一首短歌,“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我看见那里立着一幢有点粉刷了的黑人房子,有一扇门。有个典型的杰迈玛老阿姨,头上裹着一件男人的衬衫,像这样靠在门口。哦,也许就像外面的电杆一样远。我正哼着歌。当我看到她看着我,就停止哼歌,开始走过去。你知道,她脸颊肥大,她把眼泪擦掉,说:“早上好,牧师。”
哦,我看着她,说:“夫人?”
她说:“我说:’早上好,牧师。’”呐,在田纳西州,传道人就是牧师。我不知道对你们这里的黑人是不是。但她说:“早上好,牧师。”
13

我停下来,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呢?”瞧?我想:“这奇不奇怪?”有东西开始运行。也许这就是主想要我走下去的目的。于是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是牧师呢?”

她说:“嗯,牧师,当我看到你来时,”她说:“我知道你是牧师。”她说:“牧师,你看过圣经中关于书念妇人的故事吗?她不能生孩子,先知以利沙去为她祝福,她就生了孩子。”
我说:“看过,夫人。”
14

她说:“哦,我就是那样的妇人。”她说:“我向主祷告,”她说:“我告诉主,如果他赐给我一个孩子,我会养育孩子爱他,尊荣他。”她说:“我是个洗衣女工,”她说:“我靠洗衣谋生。”她接着说:“你知道,我的孩子要成人了,他是个大男孩,牧师,他跟错误的同伴一起出去。他得了可怕的病,我不知道。他病得那么重,以至医生说他再也活不了了。他在屋子里,从昨天起他就快死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呻吟。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我的宝贝死去。”宝贝!大约一百八十磅的……她说:“我实在不能看到我的宝贝死去。”

但记住,对一位母亲来说,那就是她的宝贝。是的。不管你是什么,不管你做什么,如果你是真正的母亲,那仍是你的宝贝。
15

她说:“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我的宝贝在那个状态中死去,因为知道我向主许诺了要养育他来服侍主。”她说:“我昨晚整夜祷告。”她说:“我说:’主啊,现在我能做什么呢?’”她说:“首先你知道,我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我看见一个人过来,穿着褐色衣服,戴着一顶褐色帽子。主说:’这是我的牧师。’”她说:“当我醒来时,大约是三点。”她说:“此后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等候你。”

我想也许我调换了这个。[原注:伯兰罕弟兄指的是公共扩音系统里的啸叫声。]
她说:“从三点起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等候你。”
哦,当我到了那里,可怜的老人背上都湿了,因为她一直站在那里。
16

她说:“从三点起我就一直在这里等着见你。当我看到你从街上走来,你跟我在梦里看见的人一样,我就知道你是牧师。”她说:“你不进来吗?”

她开了门,有条小链子挂在门上,那天早上,我走进那个黑人的房子,地板上没有地毯,只有一张旧的铁架床。但我告诉你:如果我曾走进神的面前,就是在那里。墙上没有美女照片;门上挂着一张画,上面写着:“神祝福我们的家,”很干净。
我环顾四周,铁床上躺着一个高大、强壮的人。他手里像这样拽着床单(或毯子),发出“嗯,嗯,嗯”。
我说:“怎么回事?”我说:“早上好,年轻人!”
17

妇人说:“牧师,他什么也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已经两天了。他所谈的一切,他说他在广阔的深海里,都是黑暗,他迷路了。”妇人哭了起来,说:“巴不得我能听见他说他得救了,我就甘愿放弃他。”

所以,我说:“嗯,医生们……”
她说:“牧师,他们对他无能为力了,他病得太重了。”是梅毒。她说:“病得太重了,病毒已经吃了他的心脏,心脏穿孔了。对他无能为力了。”
我说:“阿姨,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她说:“不知道,先生。我以前从未见过你,直到我梦见了你。”
我说:“我叫伯兰罕。”我说:“我为病人祷告。你听说过我吗?”
她说:“没有,先生,我从未听说过。”
我说:“你愿意跟我一起祷告吗?”
她说:“愿意,先生。”
18

那天早上我们跪在那里,跪在那个卑微的旧房子里。我到过四个王宫,为他们祷告。英王乔治和古斯塔夫等等。我到过这个国家一些最好的房子里,但我从来没有像那天早上我在那座小棚屋里当阿姨欢迎我时那样受欢迎。

我跪在地板上,看着她,我说:“阿姨,你带领祷告好吗?”
她说:“好的,牧师。”
听到那可怜、圣徒般的老妇人所做的祷告,会使你脖子上的头发竖起来,那又黑又大的脸颊,眼泪流下来,她向神恳求:“神啊,不要让我的宝贝死去。让我听见他说一次他得救了。主啊,我……他妈妈就会满足了。”
我想:“神啊,请祝福她可怜的心。”
她站起来,开始擦眼泪。我感到男孩的脚冰冷、僵硬。他一直发出“嗯,嗯,哦,太黑了,嗯”
19

于是我跪下来,按手在男孩的脚上。我说:“阿姨,现在我要祷告。”我说:“天父啊,现在过了九点,飞机已经起飞了。”我说:“我不知道。你告诉我下来这里,我知道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走。如果这是你差我来的地方,我祈求你垂听祷告,应允这个可怜的妇人。”

你知道吗?男孩开始发出“嗯。”他说:“妈咪,妈咪。”他说:“房间里亮起来了。”大约五分钟后,他坐在床上,跟我们交谈。
我赶忙出去,叫了出租车,回到宾馆。你知道吗?我拿了箱子后,赶快冲到机场,飞机广播正在第一次呼叫。神,为了那个可怜、没文化的黑人妇女,让那飞机留在地上,留住它,把它按在那里,直到妇人的祷告蒙了应允。我告诉你们,神本着至高无上的恩典,他是神。哦,今晚可以说到成千上万的事。为了那个可怜、没文化的黑人妇女,神让一架飞机在暴风雨中停下来,落在地上,把它按在那里。
20

大约六个月后,我回到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坐在火车上。我坐车进入孟菲斯。你们从孟菲斯来这里的任何人都知道火车怎么从西边进去。我下车,开始那样走上去,买东西吃。在火车上买东西吃对我来说太贵了,所以我走上站台,买一个汉堡。当我下车时,听见一个戴红帽子的跑过来说:“喂,伯兰罕牧师!”

我说:“早上好!”
他说:“你不认识我,是吗?”
我说:“不认识,我想我不认识。”
他说:“你记得那天早上你被主带领走下来,为一个快死的男孩祷告吗?”
我说:“你不是他吧?”
21

他说:“是的,你知道,我不再病了。我现在是基督徒了,伯兰罕牧师。”阿们!哦,“我现在是基督徒了。”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
阿们!我们祷告。
22

天父啊,我想到有一天当我们都越过了生命的大门去到彼岸,看到雅弗的子民、含的子民、闪的子民,大家都聚在宝座周围,那将是什么呢?哈利路亚!那时坐在主的同在中,在乐园的街道上走来走去,遇见我们有幸在地上见到的这些亲爱的人,我们将如何讲述这个故事呢!哦,何等的时候!

主啊,庄稼熟了,时候不早了;太阳正在落下;没有时间了。我们现在必须传福音,为病人祷告,呼召主的祭坛,扩大祭坛,让罪人涌进来得救。因为我们现在没有多少时间做工了。时候不早了。
天父啊,我们今晚为藉着我们弟兄的信息带给我们的祝福感谢你。我们祈求你将它深植在每个人的心里。
23

现在当我们叫祷告队列时,天父啊,我祈求你本着你的怜悯和恩典,愿你今晚丰丰富富、充充足足地行一件事。向我们大大地浇灌你的祝福。愿所有的非信徒今晚成为信徒。愿那些是倒退者的得救,愿那些没有圣灵的从神的灵重生,愿每个生病的人得痊愈。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哦,主多么奇妙!难怪“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呐,我想,过了今晚,还有三个晚上,我就得离开这群可爱的人。
刚才我接到一个从澳大利亚悉尼一路打来的电话,马上要去那里。[原注:伯兰罕弟兄清了清嗓子。]但你知道,我希望我某个时候回来,呆一个月,举行复兴会,继续出去传道,继续前进。
24

呐,有一堆祷告卡。我相信……比利在哪里?是什么?哪里?哦,R?好的,我们今晚发了R祷告卡。看看你的小卡片上,它只是一个小东西。

顺便说一下,我昨晚没有为这些手帕祷告,我今晚想为它们祷告。我告诉你们,也许明晚我们有更多的时间讲怎么处理这些手帕,怎么寄到一个地方和拿到它们。
呐,它是一张小卡片,像这样的东西。在它的背面有一个R。呐,是1到100。呐,我们不可能叫所有的人都上讲台;希望我能够。神知道。但我不能。
任何人上来,并不表示他们会得到医治,那只是……这不是表演。这不是舞台表演。这是虔诚的聚会(瞧?),圣灵……但它是印证无所不能和无所不知的神的同在,这是在他的同在中,行他过去所行的同样的事。
这里有第一次新来的人吗?让我们看看。瞧。那是……瞧,每晚都应该解释,主耶稣怎样……
25

在我们叫卡片之前,让我读一会儿经文。这里有一段翻到的经文,《约翰福音》5章,我们从33节读起。

33你们曾差人到约翰那里,他为真理作过见证。34 然而,我所受的见证不是从人来的;但我说这些事,为要叫你们得救。35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36 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完成的工作,就是我所做的工作,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37 差我来的父自己也为我作过见证。
26

呐,想一想,耶稣在地上时做了什么?他在地上时做了什么呢?如果他……他受死要救我们,然后以圣灵的样式回来。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他只宣称能够做父藉着异象显给他看的事。多少圣经读者知道那是真理?圣经?好的。瞧?

在《约翰福音》5章24节,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
他经过许多人: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医治了一个躺在小床上、一定是得了前列腺炎之类疾病的人。我不知道。某种慢性的病,他得这病三十八年了。这病不会要他的命。但耶稣医治了他,因为神已经指示他去那人那里。经文明明地陈述了这点。他说他知道那人在哪里,知道那人一直处在这情形里,然后走开,离开人群。
耶稣被质问。就是这时,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27

当腓力找到拿但业,带他回来,告诉他,认为自己找到了弥赛亚。当拿但业走进人群,耶稣往外看,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拿但业说:“拉比,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拿但业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妇人在井边也是如此;耶稣把她的罪是什么等等都给她说出来了。今晚他是同样的主耶稣。我相信这点。呐,藉着弟兄传讲福音,宣告耶稣是。呐,如果他以威严的祝福进来,来围绕我们,宣告同样的事,即他从死里复活了,我们就都应该接受他。你们不这么认为吗?大家都应该敬拜他。
28

你们很多人可能会被叫上来。我们看看,我们从某个地方开始。呐,那是什么?那字母是什么?R,R。好的。对不起。

今晚我们从75号开始,看是不是……我们一直从1号、15号、20号、50号开始。好的,谁有R75号?请举手。你的小卡片R75。我相信底下的女士有。好的。76号,谁有R76?请你举手,不管在哪里,在阳台上或不管在哪里?R76,如果可以,请赶快举手。谢谢你,过来。70、77。好的,女士。78、R78,如果可以,请你赶快举手。78?好的。79、79、80,谁有80、80?好的。81。好的。82、83、84,让他们亲切地……你瞧,你之所以一个一个地叫他们,大家把过道都挤住了。我们必须让他们排好队。
84,我们看看。好的,85,谁有85?好的,女士。86、86,我看到了吗?86?好的。87?88?89?好的,弟兄。90、91、92、93、94。好的,95、95,是的,我看见了。对不起。95,请把手举高一点,不管是在哪里?95号祷告卡。什么?好的,95、96、97。好的,98,谁有98号祷告卡,举手好吗?98,请举手好吗?不管是谁有98号?对不起。98、99,谁有99号祷告卡?举手好吗?那里的女士有99号。100,谁有100号祷告卡?举手好吗?100号祷告卡。
29

四处看看。可能有人起不来;可能有人耳聋,是不是有……好的。不管谁有100号祷告卡,100……喂,我这里有一群人了,是吗?我不知道我会叫到他们,但我会尽全力。好的。

呐,当主祝福,给人们加添他的祝福时,愿他威严的同在与我们同在。呐,如果一些弟兄、引座员愿意在底下帮忙,比利,你还有祷告卡吗?没有。好的。
看看那些祷告卡;四处看看;四处寻查。你们一些弟兄,帮忙看看这些卡片,看看,看看是不是……四处看看;看看过道上,找找看。
75号,你有一张吗,先生?75到100,75到100。是的,我们要叫他们进来,因为他们可能聋了什么的,我们不能……好的。如果他们是,如果你看到有人有那张卡,就告诉其中一位引座员,让他们叫人,是不是有人聋了。那是……谢谢你,汤姆弟兄,好的。好的,如果可以,现在我们祷告一会儿。
30

天父啊,主啊,为着你的祝福,求你俯瞰我们。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罪。主啊,现在伟大的戏剧正在上演。我们仰望你来。主神啊,这里是基督徒,这里是今晚愿意为你白白舍命的人。他们爱你。他们经过了巨大的网罗、苦难和灾难。他们努力了几年。他们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争辩。他们相信他们会活着看见日子来到。他们很多的父母睡了,等候这个日子。但是父啊,他们开辟了道路。他们拔掉了树桩,清除了荆棘。现在他们的儿女在公路上快乐地奔跑,享受这些祝福。

31

天父啊,我们祈求你今晚临到。伟大的耶和华神啊,今晚差遣主耶稣。愿他现在以复活的能力运行,宣告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使这些人能知道我们的信心不是徒然,我们的盼望不是徒然,主耶稣确实在这里,从死里复活了,做同样的事,正如他应许他要在教会中做的,直到他再来。

赦免我们许多的罪,主啊,今晚当我们面对各各他时,请帮助我们。愿神的天使来恩膏你的仆人,恩膏这里的每个仆人。愿我的嘴唇受割礼说话,愿我的眼睛受割礼,看见你要我知道的事。愿每颗心和每只耳朵都受割礼来领受。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2

呐,在我们开始之前,按手在手帕上。天父啊,给病人和有需要之人的手帕放在这里,也许一些老妈妈、老爸爸今晚躺在小屋里,瞎眼,看不到地板;他们等候这手帕去。某个妈妈走在地板上,手臂上抱着宝宝,等候手帕回去。神啊,你知道有关的一切。呐,他们把手帕带来给我。

呐,圣经里说:他们拿了手帕和围裙给圣徒保罗,因为他们知道他是你的仆人,他们可以从他身上拿手帕和围裙。手帕围裙被送给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他们就得了医治。
33

父啊,我们知道,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我们知道你仍是耶稣。那根本不是圣徒保罗;主啊,那是你,是人们对你仆人的信心。主啊,我们祝福这些手帕。当它们被放在病人身上时,愿同样的事发生,正如神赐下这应许的时候一样。它不是人的应许,而是神的应许。

曾经一个时候,红海将以色列人与应许之地分开,作家说:“神透过火柱用忿怒的眼睛俯瞰,红海就惧怕了,往后退,以色列人继续往应许之地去。”
神啊,当这些手帕放在病人身上时,愿神的那双眼睛今晚透过耶稣的血俯瞰。愿捆绑这些手帕所代表的病人的仇敌惧怕,往后退,愿人们身体健康强壮地继续往应许之地去。因为这是福音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所应许的。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34

好的。现在他们都有了吗?说什么?除了100、100号,都来了。如果有谁发现了R100号祷告卡,请你带他到队列来。继续看,有人可能起不来,或有人瞎眼,进不来,或耳聋,听不见。当我们服侍时,请周围看看你邻居的卡。你有吗?很好。好的。很好。是的。R100号祷告卡。很好,好的。小伙子们,现在他们都好了吗?大家一切都好了吗?好的。那就领病人过来。

神啊,求你怜悯。
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现在我把这周围的每个灵置于我的控制之下,为了神的荣耀。
对你们底下没有祷告卡的,没办法让你们上来这里;没有祷告卡、却想要耶稣基督医治你们的,请举手好吗?瞧,到处都有。
35

呐,我这样说,如果他以恩膏的能力临到……瞧?它不是……呐,我没有做这事。它不是我能做的事。你是做这事的人。是你们的信心成就了这事。这是一个恩赐。当神想要显给我看异象时,他就降临,把我提起来,将整件事显给我看,事情会怎样;然后我来告诉人们,这就是发生的事。它从未失败过。我四十六岁;它从未失败过一次。问任何人,你是不是见过。

但是你们自己,你们是基督徒,是你们把那恩赐拉出来。瞧?不是我;是你们的信心成就了事情。如果你们没有信心,就没有任何事会成就。是你们的信心运行了那恩赐。就像基督,当他在地上时,他是……这恩赐对我就像海洋里的一小勺水。基督就像整个海洋。但记住,在那勺里的化学成分同样在整个海洋里,瞧?只是没有它那么多。瞧?所以它是……那是……神的恩赐就是这样的。
36

呐,它是你们的……是你们的信心运行了这恩赐。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耶稣从未说:“哦,我……”不,他说:“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瞧?你的信心成就了这事。是妇人的信心成就了这事,是你们的信心成就了事情。

呐,对这里这妇人,她……神可能不会对她说一件事。呐,有没有人……那队列的每个人,你们站在这里的,跟我都是陌生人吗?如果是,请举手;大家跟我都是陌生人。队列里就是这样。底下有多少人跟我是陌生人?举手,到处都有。呐,我不认识你们任何一个人。天上的神知道,今晚我在这会众中认识的唯一的人,就是我已经介绍的,除了我儿子之外。那是我认识的唯一的人。但神知道你们每个人。呐,在超自然的领域,愿主应允他的祝福,这是我的祷告。
呐,姐妹,如果你……如果可以,从这边走近一点,这样我就能让你从其他人的队列出来。你是个……你是一个人,但你也是一个灵。如果你没有灵,你就死了。瞧?所以每次,当你看到汽车行驶在路上,那汽车被一个在身体里体现的灵操纵着,瞧?呐,我不是对付你的身体;我是在对付灵。当生命从肿瘤出去,我不是在对付那肿瘤;我是对付那肿瘤里面的生命。它是一个独立于拥有这肿瘤的人的生命。或是癌症、白内障,不管是什么疾病。
37

呐,我们作为两个人站在这里,我们一生以前从未见过面,彼此完全彻底是陌生人。你作为一个妇人站在这里,我作为一个男人。非常完美的图画,今晚开始就像我们的主耶稣(不是取代他,我是指他在这里,瞧?)和妇人在撒玛利亚井边。不是你取代那妇人,而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妇人站着交谈。呐,主跟妇人谈了一会儿,直到他举行对话,找出了妇人有什么问题。找到了她的灵,然后神显给他看问题是什么,告诉了妇人。

他说,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因为你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不是你丈夫。你说这话是不错的。”
妇人说:“我看出你是先知。”又说:“我知道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做这些事,但你作为一个先知又是谁呢?”
他说:“我就是弥赛亚。”
所以,那就是弥赛亚的迹象,是今天弥赛亚的迹象。如果他现在以你我的人形来这里,进入我们的身体里,行他在井边对妇人所做的同样的事,你会相信那是弥赛亚的迹象吗?你会那样接受它吗?会众会那样接受它,接受弥赛亚的迹象吗?呐,愿他为了自己的荣耀应允,为了他话语的缘故,不是我们配得,而是因为他的道。
38

呐,站在这里的女士,我跟她交谈,只是看着她,你不需要回答我,我宁愿她不回答。只是捕捉她的灵,单单得到她的灵,因为灵从各个地方来。但主可能不会对我说一件有关妇人的事。她意识到她在主的同在中,她知道那不是我。她此时的那个感觉,在她身上运行的感觉,好像云朵落在她和我之间,她知道那不是人,她知道那只能来自神。

呐,女士,我想要你看这边,只要全心相信。这是我拥有的能帮助你更认识主耶稣的唯一方式。我不知道你在这里的目的,对你一无所知,但神知道。当女士开始注意时,她患了可怕的神经疾病。那神经疾病非常非常严重。呐,我看到她想要紧紧抓住东西,她一直掉东西。她发作了,一直越来越糟,特别是在白天当中,好像当她想要洗碗碟什么的,就掉了碗碟。但她……问题是,她的病是在背上,是她的脊椎问题使她患病。妇人也患了别的病。是的,她知道这点,她有肿瘤。那些肿瘤位于她的胸部。这是事实,是不是?呐,那不是我在说话。现在是我,但那是他,不管他说什么。你全心相信他吗?那就过来这里一会儿。
39

我们的天父,我按手在这个可怜的孩子身上,斥责正在对她做这恶事的仇敌。愿仇敌从她身上出来,离开她。奉主耶稣的名从她身上出去。阿们!好的,姐妹,看这边。如果他知道你以前的生命里是什么,你是这事的见证人。那是真的吗?每个字都是真的吗?好的。这也是真的:从这里出去,欢喜快乐。它已经离开你了。现在欢喜地去吧,你会好的。再也不要担心了。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乃要全心相信,你必得着所求的。”
呐,你相信弥赛亚——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他的同在在这里吗?你相信吗?好的。
呐,这女士,我想她也许是陌生人。我想我们是,是不是,女士?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但主耶稣知道你的一切。你是……我看见你,另一个妇人远远地站在这妇人后面。是同一个妇人,只是更年轻。她像是得了头痛,是偏头痛。你得偏头痛很久了。我看见一个处在可怕境地的妇人。它看上去……是另一个妇人,是一个朋友。不,不是的,那是你妹妹。我看见你是一个小女孩,上来玩。呐,她躺在一个地方,像是医院。她被一个悬挂的黑灵捆绑,魔鬼。她在医院里被鬼压制。圣灵如此说。现在你全心相信吗?
我们的天父,奉主耶稣的名,愿我们的姐妹得着她来求的,我按手在她身上,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阿们!神祝福你。欢喜地去吧。好的。
40

女士,过来好吗?哦。世界的整个国度属于基督教。在神国里的万有都属于你。因着你的信心,神将万有白白地赐给你。阿们!现在要有信心,相信。

这是我的病人吗?好的。我要你看着我,就一会儿,女士。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互不认识,但主耶稣知道我们俩人。
弟兄,你正坐在那里祷告,那个穿白衬衫看着我的大个子男人。因为你知道有一个死亡的灵就在你附近。但你相信,正在祈求神把我转过来,显明并跟你交谈。你在祷告中做了这个承诺:如果我跟你交谈,你就会接受你的医治。那是真的,是不是?是的。好的。你患了心脏病,是不是?如果是,请举手。呐,去得痊愈。神祝福你。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只要将赞美和荣耀归给神。要有信心。
41

好的,女士。你现在全心相信吗?呐,你患病。在你周围,你旁边,似乎有一个又大又黑的灵,那是可怕的神经病。你被它搅扰一段时间了。呐,我看见你摔倒了,伤到了膝盖。你的膝盖,那是你想要我为你祷告的,是你的膝盖。你是个基督徒。我看见你进入一个教会。那是全备的……是神召会。你属于神召会。现在上前来得你的医治。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对这基督徒作了恶事的魔鬼。撒但,出来,我命令你离开这妇人,阿们!姐妹,上路去吧,感谢和赞美神,阿们!

42

姐妹,你相信吗?全心相信吗?好的。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为此、为你相信,太感谢主了。好的。呐,我要你相信主耶稣在这里,他知道你,知道我,知道一切有关的情况。我只是他手里的器皿。我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但神知道你。首先,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从北方来,到南方来。你是从一座叫亚特兰大的城市来的。你在那城外,是个女传道人。是的,瞧?你患了膀胱病和妇科病。它离开你了。你快乐地回你的城市去吧,赞美主。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要相信,因为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原注:磁带空白。]
你是个病人,是吗?好的。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原注:磁带空白。]布朗太太,你来自一条叫纪念碑街的街道,乔治亚州奥古斯塔市纪念碑街302号。现在回家去,感谢神,快乐,你可以痊愈。
43

天父啊,我奉主耶稣的名祝福这妇人。愿她去得着所求的东西。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现在要有信心。全心相信。
哦,是个妇人。妇人身上有个耳聋的灵。你们在各处低头,直到我们得到一个答复。
全能的神,创造天地的主,永生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我们的天父,我们不渴望你的神迹。因为经上说:一个邪恶淫乱的世代求神迹。但主啊,我们渴望你儿女们得释放。我们相信你在这里。经文记着说:“当聋哑的灵从人身上出去了,人就能听见。”父啊,我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耀祈求,乃是为了神的荣耀,愿这个聋哑的灵从妇人身上出去。父啊,垂听你仆人的祷告。
44

撒但,你这使妇人耳聋的,我靠着主耶稣基督命令你离开她,从她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每个人继续低头一会儿。

你能听见我吗?你现在能听见我吗?说:“赞美主!”现在举起手来,赞美主。现在听得见我吗?好的,现在你们抬头。赞美主!这是你的医治。你的病离开了;你再也不需要它们了。欢喜地离开讲台。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是的。主耶稣发怜悯了。
你相信吗?等一下。你病得很严重,是不是,女士?
你得了癌症,是不是,坐在这地方靠近末端的先生?你相信吗?这妇人也有癌症。你相信耶稣基督会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吗?你也相信吗?那就举起手来。
全能的神,生命的作者,我们谴责这魔鬼。奉主耶稣的名,愿它离开他们,撒但,出来,奉耶稣的名。
神祝福你,女士。黑线不再有了。欢喜地上路去吧,快乐。神祝福你。
45

我的弟兄,你愿意来吗?你相信吗?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但神知道你,是不是?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糖尿病,让你回家痊愈吗?好的。你可以上路,欢喜,感谢主耶稣。

过来,先生。心脏病对神的医治来说算不得什么。他随时能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好的。神祝福你。欢喜地上路去吧,说:“感谢归给神!”好的。
你愿意来吗,女士?你相信吗?你相信神会医治你的肾病,使你痊愈吗?请举手说:“我接受。”那么欢喜地上路吧,说:“赞美归给神!”奉耶稣的名。
46

你全心相信吗,女士?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你身上有很多的毛病:首先是甲状腺肿。但你来首要的事,是因为你一直以来因关节炎僵硬,你想要神医治你。对不对?你现在接受吗?那就欢喜地上路去吧,它都要离开你,你会好的。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她说:“赞美主!”]

首先,你有妇科病。你得妇科病很久了。但你身上更大的一个毛病或最接近夺去你性命的事,是你所患的心脏病。你相信神现在医治你的心脏病吗?是的。那就欢喜地上路去吧,说:“感谢归给赐医治的神。”
47

呐,这是一样的事:心脏病。呐,你也相信神医治你,使你痊愈吗?你去吧。好的。上路去吧,你可以得着所求的。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响应。]
大伯,你相信那多年的僵硬离开了,你欢喜快乐地上路吗?神祝福你。只要继续走动,叫喊赞美神,得着你所求的。
48

过来,姐妹。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在这里吗?你相信他的同在在附近吗?你是个有能力的年轻妇人,却得了这病。是的。但是什么引起的呢?是因为你是属于紧张的那种人。你一直都不安,紧张。它导致你得胃病了,得了消化性胃溃疡,导致你胃里发酸等等;灼热,你的食物不合你胃口,你晚上不安宁。绝对没错。其实从你孩子时起,从你是小女孩起,你就紧张。当你在学校时,你常为此抱怨。你也有一点近视。当你看书时,当你是小女孩,在学校里时,你把书拿得离你很近。那些事是真的,女士。现在你得医治了。你现在全心相信吗?神祝福你。你现在可以欢喜快乐地上路去。神祝福你。

49

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我跟你是陌生人。但是有一所医院正等着你,要切除那个肿瘤。你相信神现在能杀死肿瘤吗?我按手在你身上,奉主耶稣的名,祈求神为你做这事。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去吧,愿你永远不需要做手术。好的。你全心相信吗?

你好,先生。神能当场除去你身上的肾病。你相信吗?你接受吗?你相信你在主的同在中吗?你相信那是他让我知道的吗?那就上路去吧;你可以得着所求的。神祝福你。愿主祝福你,我亲爱的弟兄。
50

好的。过来,过来好吗,姐妹?你有搅扰你的妇科病,但现在搅扰你的首要的病是心脏病,因为你会突发窒息,类似这样。特别是当你吃了很多东西躺下以后。那是由神经问题引起的,那不是心脏病;那是神经问题,导致气体回到你的心脏。你现在要回家。你相信你要回家吃东西,得痊愈,好了吗?你相信你会好吗?那就欢喜地上路去吧,感谢主耶稣让你痊愈,得医治。

51

女士,过来好吗?你知道,这是有点困难的事,那里那个妇人,因为你站在她面前,瞧?她有问题。我现在不记得是什么。但我见过你,已经说出了她吃东西的事。因为那是胃病,是你得了胃病。你只要上路去,吃你想吃的。耶稣使你痊愈,你全心相信。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如果我告诉你说你坐在那里的时候就得医治了,你会相信吗?好的。欢喜地上路去吧,说:“赞美主!”奉耶稣的名。
52

过来。你相信吗,女士?你得了脓肿,是在妇科腺体上。你得了妇科病。你现在相信耶稣使你痊愈吗?好的。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要求病离开,阿们!

让我们说:“赞美归给神!”[原注:会众说:“赞美归给神!”]
现在你愿意再低头吗?这是耳聋悬挂在妇人身上。
神啊,她不能听,但你能做万事。她听不见信息,“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主啊,那就是为什么我叫她停住,不是为其它任何目的,乃是让那信心得以显明:“信心是从听道来的。他们若听不见,信心怎么能来呢?”所以神啊,我祈求你此时赐给我这个特别的祝福,从我的姐妹身上赶出这个恶者。撒但,基于主耶稣基督所流的血,作为他的代表,被天使所差遣,命定我来做这事,我奉永生神的名命令你,从妇人身上出来。撒但拘禁你多久了?现在听得见我吗?你完全正常,好了。瞧?现在听得见我吗?什么?你听见我吗?阿们!阿们!好极了。神祝福你。那别的病、妇科病也离开你了。
哦,妇科病对神算什么呢?嗯,他当场就能医治你。你不相信吗?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魔鬼。你得医治了,姐妹。
53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你相信吗?只要有信心。

我儿子在碰我的肋旁,我知道一定是快到时间了。你全心相信吗?有高血压。你有心脏病。你后面的妇人也有同样的病,都有高血压,你们是夫妻。上路去吧,痊愈了。要相信。你们相信吗?
刚才经过那里的那位女士是谁?有一道光随着她。不,不是。那里有个女士看着我,站在底下看着我。穿着粉红色的裙子。你患了哮喘。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愿意站起来一会儿吗?好的。你有哮喘,你得了哮喘。耶稣使你得痊愈。
54

你旁边的女士,告诉她站起来;她也患病了。只要继续站立。好的。你患了头痛。是不是,女士?好的。你可以去得痊愈。告诉你旁边的女士站起来。你相信吗,女士?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好的。你也可以得着医治,脱离高血压。

坐在这里的那个男人。我看见底下有个男人担心他的儿子。他正在研究一个男孩。那男孩是某种男人……他得了癌症。他是个了不起的人;他是个士兵,参加了朝鲜战争,男孩得了癌症,倒退了,你担心他。对不对,先生?请举手,接受神作医治者。
我谴责每个魔鬼、每个污秽的灵、每个疑惑的魔鬼。魔鬼再也没有权利拘禁这些人了。任何愿意相信我的人,相信我此时告诉你们的是真理,我谴责每个污秽的灵和每个疑惑的灵。我不管你有什么毛病,奉耶稣基督的名,站起来,将赞美归给神,你们必得着医治,此时你们整群人站起来。我奉耶稣的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