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403 因救赎而有的交通

1

早上好,朋友们。今天早上很高兴再次来到这里服侍主。我有点累,正如他们在说的,我不是……我猜我也患上了流感,但我只是有点太累了。我连续有五个周的聚会,那有点使我的抵抗力降低了,然而那并没有阻止我发胖。我一直都在不断地变胖。我……但我最近的聚会大都是,或多或少,只是在讲道(你瞧?),所有那……哦,那是……我们举行过几场医治聚会,但大部分都是讲道聚会。

今天能有幸在这里服侍神,能在这个伯兰罕堂里跟内维尔弟兄再次在一起,我们实在是非常感恩。他刚做了如此美好的介绍,如果你以前感觉很糟糕的话,这会使你觉得很好的。你知道人们喜欢你,那会使你感觉很好,不是吗?呐,有人喜欢你,你不喜欢这点吗?我喜欢。
2

有一天晚上,我刚从这个会堂这里走出去。呐,我希望他们还没有把这个录下来。但我刚从这个会堂里走出去,哦,是几年前,有一个妇人在后面遇见我。她说:“哦,比利弟兄,今晚的信息真是太好了。”

我说:“谢谢你,姐妹。”哦,那使我感觉很好,你知道。我走到门边,有一个人就站在那里,他说:“你知道,我不会接受那样的话的。”
我说:“为什么?”
他说:“哦,我不想要有人来恭维我,或说什么话。”
我说:“我喜欢。瞧?”我说:“你和我之间就有一点不同;我是在说实话。你瞧?”是的。那确实使人……有人告诉你,他很欣赏你所做的努力。那会使你感觉要好很多的。不是吗?
3

呐,今天,我想要做这个通知,如果内维尔弟兄和会众,喜悦与良善的主呆在一起的话……我已经尝试有大约七八年了,成功过两次。下个周日的早上,我想要举行一场普通的医治聚会,如果我们可以的话,就举行一场普通的医治聚会。我们已经尝试过几次了。

事情在这里成功过,有一天晚上,我们举行过一次。主对我们真是太良善了。他让一个……报纸上刊登过这个。有一个女孩坐在轮椅里,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了。我相信那是我们会堂里唯一的轮椅。她已经……她患有某种毛病。她忽略了某件事,一个从神而来的呼召。有人说,她已经坐在轮椅上有十七年多了。就在这里,他们把她的轮椅搬到了这里,让她坐下,后来她就站起来走出了这会堂,成了一个正常的、痊愈的妇人。
有一个男人躺在这讲台上,报纸上说,就像一个人的影子一样。但主医治了他。他从未走进来过,我不知道有多少年了。他站了起来,并走开了。
后来,有一天晚上,在高中那里,我们在那里聚会,圣灵降下来,我们举行了一场平常的医治聚会。所以他们……我相信有一些人就在这里。我相信卢克斯姐妹,我相信就在那天晚上,她得了医治,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就是在那里。自从那些医治聚会之后,在那段时间里,有很多事情发生了。
4

呐,我们尝试在两三次不同的时间来举行聚会。这样的聚会不是很经常举行,这是我的家。有什么人知道圣经关于在你的家中是怎么写的吗,在你自己的民中,等等。这有点奇怪,事情没有像它本该有的样子在运行。你明白吗?

[比勒弟兄调整了讲台上的麦克风—编者注。]比勒弟兄,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比勒弟兄说:“没有,你做的对的。”]我做的对?好的。[“我只是调低了麦克风,那样你……”]哦,好的。
呐,在这些聚会中……呐,如果主……有多少人想要在伯兰罕堂这里看到一场真正的医治聚会的?哦,你们愿意为此而祷告吗?
呐,我让利奥和基恩……他们就在这里的什么地方。今早,我本想给他们一些卡片。接着,我想……哦,我想要下去分发祷告卡,排一个祷告队列。然而我太疲劳了。哦,我想我今天最好下来讲上一会儿,然后开始……
5

下个周日早上,举行一场日出聚会怎么样?[内维尔弟兄说:“可以。”]一场日出聚会,从五点开始,到六点结束,我相信,或者类似是那样的。不对吗?从五点……日出是在什么时候?[“六点。”]六点。好的。那么,聚会就从五点到六点吧。举行一个小时的敬拜。瞧?

呐,那不会伤害到你们早起的人的……呐,每一天早上,天主教徒都会早早起床,星期天早上就是像那个时间,去教会。新教徒也应当一年一次那样做。你不这样认为吗?那是日出。呐,不是……
我要讲一会儿,然后我们要……那是敬拜侍奉。然后,你们快点回到家中,吃早餐;但我不会。那时我也许会呆在教会。然后如果主愿意……
呐,如果事情继续那样的话,内维尔弟兄会在他下个周六的计划上宣布的。那将会是在下个周六早上的计划中,是在九点到九点半,我想那没问题,不对吗,弟兄?[内维尔弟兄说:“阿们。”-编者注。]在新阿尔巴尼的体育场。
到时候,我们也许会在杰弗逊维尔的报纸上打一小块广告,还有新阿尔巴尼的报纸,我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从这些区域来的。会登在下个周五或周六的报纸上。
然后我们想要下来。那时,在聚会之后,我会让几个小伙子下去,在九点的时候为你们分发祷告卡,就在九点。那会让一切在九点三十分结束的。然后,我要从房间里出来,我们会开始举行周日早上的聚会,是他们的复活节日出聚会,例行的聚会,然后开始叫祷告队列。
因此,这要在这个周决定,举行或不举行。这里还有一些人想要接受水洗。我想,复活节是一个受洗的最佳时刻。我们要么在复活节举行,要么在医治聚会之后或哪个晚上立刻举行一场洗礼侍奉。那意味着下个周日是一个全天聚会,所以请放在祷告中。
6

我们很感谢主。刚才听到了一些关于聚会的报告。我听到弟兄说你们都在祷告。我确实很倚靠那个。哦,当我看到一些非常消极的时刻时,我就想:“哦,在某处有什么人在祷告。”瞧?那就会鼓励我站起来继续前进。

在北美大陆,我所参加过的最好医治聚会,就是上次的这场聚会。基恩和利奥弟兄当时就在那里,两个小伙子就坐在这里。是在阿帕奇印第安保留地的聚会。他们给了我一天时间休息,我就接受了;我就去了印第安保留地,举办了我所举办过的最大的聚会,或者说是最好的。
有一个小场景深深地打动了我,就是经过祷告队列时,当时那些小伙子在那里,他们拿着我的相机,和他们的相机,正在拍照片。我猜在那里共有三十五个或更多个异象。你对人们说话,他们只是不能……他们不能像我们一样回应,因为他们不能说话,他们不能……翻译,他们没有书写语言。那就有点难。他们没有阿帕奇人的语句。他们只是像那样开始。所以那只是一堆话,要让他们明白有些困难。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懂英语。
7

我记得第一个异象是一个带小孩的妇人。那个小孩是瞎眼的。圣灵告诉了她是什么毛病,青光眼,那在印第安人中是非常普遍的,或者说是在印第安人中有很多人那样。当那个妇人进到队列中时,她的小婴孩就得了医治。

那时,上来的是,我记得首先上来的是,大约五个,有四五个人,是哑巴,聋子,不会说话的人。主医治了他们每一个人。
当时,他们真是太简单了,非常简单。他们不会想要去搞明白什么事。他们只是相信你。然后,你必须要把他们直接指向主(瞧?),不是指向你自己,因为那不会管用的。必须要指向主。当他们真正看到时,就好像是一帮小孩一样,你告诉他们去做什么事,他们都会做的。
8

从路上走过来一个漂亮的印第安小公主,差不多有这么高,黑黑的眼睛,又漂亮又明亮,但就像午夜一样地黑暗。马歇尔弟兄,就是那个印第安传道人,他告诉我,他说……当他下到队列中,他把她带进了队列中,他说:“伯兰罕弟兄,她是瞎眼的。”

我说:“这双可爱的大眼睛,又大又漂亮,是瞎眼的?”
他说:“是的,她是完全瞎眼的,伯兰罕弟兄。”我像那样在她的双眼前面挥动双手,她……她的眼睛是呆滞的。她看不到。哦,我为这些小事情祷告,开始……我看着,再次挥动我的手,她的双眼依旧是一动不动。我想:“哦,这双……”可怜的小家伙,只有大约这么高,却是瞎眼的。我不知道她的爸爸,就站在她旁边,也是瞎眼的。
发生的一些事情,我猜是我之前从未看到过的。内维尔弟兄,那不是一个异象,就好像你看到的那样。但那看起来好像,我能看到我自己带着这个小家伙一直去到了主的宝座面前,去到天上的神面前,我对神说:“天父,这个可怜的小姑娘,她是瞎眼的,”就把主耶稣的宝血涂在了这个小孩子身上。
然后,当她坐下时,弟兄,我像这样举起我的手指来。我说:“马歇尔弟兄,有事情发生了。”我说:“看起来好像我看到我自己去到了天上,手拉着这个小孩子。”我像这样走着,说着话。我看到那双大眼睛跟随着我的手,像那样转动。她就在那里得到了完全正常的视力。
他们带着她走过了队列,我猜,是医生或是从那里来的什么人……那里有一帮穿的很好的男人站在那里。我看到他们在摆弄她,你知道,想要拉过她去,看看她的手指,和伴随她的动作。她是……我说:“尽管去检查她吧。她痊愈了。”她完全正常并痊愈了。
下一个人是她的爸爸,他也是瞎眼的。神赐还了他的视力,也正常了,他当时就站在那场地上。我们的主耶稣所行的是何等奇妙啊。呐,这些事情不是取决于人,对吗?他们是取决于神的。
我不知道是否……考克斯弟兄,约瑟弟兄发来过“信心的先锋”没有啊?我们还没有得到……[考克斯弟兄说:“没有,我没得到。”-编者注。]哦,先生?[“没有……”]你们会很快得到的。
坐在这前面这里的病例,是一个被梅奥诊所放弃的妇人。主告诉了她一切事,说她是在哪里,她过去是怎样的,发生过什么事。梅奥诊所说她无法活下去了。医生告诉她……你们看到她的担架放在那里……她就站了起来,回家去了,完全正常,痊愈了。
9

在下一页上是一篇非常著名的小文章,“生来是瞎眼的。”我也许该读一下。在这里读读这篇小文章,没有关系吧?不会花很长时间的。

“我儿子生来就是瞎眼的。他和我两个人是百分百地中了病毒。据我们的医生所知,没有其他的病例……”
“[磁带空白-编者注。] ……瞎眼,他患有人们所称为的干眼。他从未流过一滴眼泪,直到伯兰罕牧师为他祷告的时刻。当伯兰罕牧师抱着他祷告后,眼泪就流下来,滴在伯兰罕弟兄的胳膊上。从那时起,他就能看见了。当我们……后来,我们把他的……他转过他的头,当他看到人们时,他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一生中从未看见过。我把他从教会带到他妈妈那里,把他放在床上。他转动……他环顾房间四周,开始玩他的玩具。我做了预约,要把他带到梅奥诊所,是在明尼苏达州的罗彻斯特。第二个周,我按照预约带他去了。他们无法找到他的眼睛有任何毛病。他们告诉我说,孩子有一双非常好、完美的眼睛。我把约翰尼带到医生的办公室,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医生正在找寻一个地方,让他一生都呆在盲人学校里。”
主耶稣如何让那个小男孩……你知道怎么回事吗?母亲和父亲,两个人都有毒素,他们通常……哦,妈妈和孩子,其中一个会死掉,有时候是两个人。但小约翰尼生下来就是眼睛干枯的,完全是干涩、干枯的。当我把这个小家伙抱在我的胳膊里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是暖暖的,眼泪从他的小脸上流下来,像这样滴在我的胳膊上。他那双明亮的眼睛看着我。从那之后,他的视力就完全恢复了。梅奥弟兄说他的眼睛正常了。
他岂不是很奇妙吗?我们都爱他。
10

呐,你们祷告,求神这个周来帮助我们。下个周日早上,若主愿意,从五点到六点,我们要举行日出聚会。来吧。那一个小时,我们就呆在那里。当太阳升起时,我们就为他在两千年前所行的事而赞美神,他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使耶稣基督复活了。

我们在盼望另一次太阳升起,就是主耶稣第二次在荣耀中再来。
然后接下来,在九点,我们要……小伙子们要在这里分发祷告卡。九点半主日学要开始。呐,如果你们要带所爱的人来,就带他们来取祷告卡,因为……
然后,我想要下来,我想要把周六……周五,周六,周日,如果主愿意,都禁食祷告,祈求他至少赐给我再多一次医治聚会,若主愿意的话,下个周日就在这个会堂里。然后我们就会看到。如果他不肯,哦,当然,那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我们要祈求,要竭力看到,如果他愿意,愿他赐给我们医治聚会。
然后医治聚会……你们所有愿意受洗的人,从未受洗过的,哦,我们很高兴你们过来,信靠主耶稣,承认你们的罪,在下个周日受洗。
内维尔弟兄会在广播上通知下个周日早上的全部计划。有多少人听过广播的?你们不认为这很好吗?我告诉你们,那歌唱的真是太好了。我听过坦普尔弟兄唱歌,我相信是在昨天。我很欣赏你呈现给我们的歌。我们都在听。
11

今早,我们以为我们不能过来了呢。哦,我们的小女儿昨晚发高烧了。哦,她整晚都没有睡,喊叫,持续不断,就是小撒拉。我很想要过来。今早我才去到床上,就是在来之前,穿着衣服躺到床上去的。那个小家伙躺在那里,都快被高温烧坏了。我按手在小家伙身上,我说:“亲爱的神,我想要去教会。我要把她带上跟我一起去。所以,发烧,你不能再抓住她了。从她身上出来吧。”她现在就坐在后面,跟她平常一样正常,安静了。你看到吗?他太……神太奇妙了,不是吗?

12

我有一个好朋友,今早也在这里。我知道他有点怕羞,坐在后面。但……他是我的一个弟兄。他成了我的工友,跟我是密友,一起在阿拉斯加修建阿拉斯加高速公路。

我刚在大草原城举行过聚会,再过几天,我还要在那里举行。我刚去过英属哥伦比亚的道森克里克,然后要去到大草原城。一次,有一个小个子去到那里的聚会中,神抓住了他,他就不得不回转。他领受了圣灵的洗。不知道他能否友善得至少站起来一下,范德勒弟兄,让人们认识你一下。他是从瑞士来的。他是……愿主祝福你,范德勒弟兄。今天很高兴他能跟我们在一起。
他就是那个研制出这种有名的药的人,很快就会投放到市场上,这种药会风靡全世界的,用于治疗关节炎。主把这药方赐给了他。他们在政府等等方面已经得了许可。他们是……是关节炎药方,只能是借着主神赐予而来的(阿们),神告诉他该怎么做。在市场上还没有一样东西能治疗关节炎,直到这次。现在主把这个赐给了范德勒弟兄,我们真为此而高兴。
13

几天前,在基督徒商人会中,跟我们在一起的,在洛杉矶,他们也是……神正在基督徒们中间行奇妙的事。有一个弟兄,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的,或者说他是我们中的一份子,就是莎卡林弟兄,他真是一个出色的弟兄,主借着他发现了一些东西。显明了神是怎样做事的。有一个小东西,他把它挂在胃部,像这样,像这样朝外放着,就能找到在地里的石油……他在科罗拉多找到了一口油井,出产了两千五百万美金的油,我猜,只有一口油井。把一切都献出来,把传教士差派到了海外的工场上。阿们。

那也正是范德勒弟兄用他的钱在做的。一年要花费数百万美元。
除此之外,那只是……哦,这个弟兄发现了这个保存血液的东西,他们只能保存那么长时间……
呐,这些人都是有圣灵的人。你知道吗?在我们的白宫里,官员中有百分之四十是五旬节派的(阿们。),或者有五旬节的背景。哦。
国家在分裂;以色列在觉醒。
他们能……这些弟兄找到了一个配方,可以给血液脱水,长时间地保存。他们有一个上百万美元的设备,把血放在上面。哦,在各处,主是何等地祝福啊。
看到要发生什么事了吗?神正在快速地差派这些圣灵的使者出去,去到世界各地,因为时间近在眼前了。我们到时候了。神不会错过那些地方的。那些地方都很好,所以要把神拯救的信息带给那些坐在黑暗中的囚徒。我们爱他。好的。
呐,我们要立刻来读这圣经。
现在要记住,下个周日,若主愿意……记住,今晚是圣餐的晚上,我相信他说过了。周三晚上,是中间祷告聚会。所有的人都受邀参加这些聚会。下个周日早上,五点到六点是日出聚会,九点开始我们的聚会……或者说是九点半,举行周日早上的服侍。然后是医治聚会和洗礼侍奉。
现在让我们翻开这蒙福的古老书卷。
14

在我们这样做之前,让我们唱首歌。歌蒂姐妹在哪里?刚才她还在这台上的。你可以再上来一会儿吗?我尽力不留你们太久,今早的教导,只是大约半个小时,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来唱这首著名的老歌中的一节,“我凭信心仰望。”有多少人知道这首歌?这是在赞美诗中,你们都知道。瞧?

[会众中有人开始讲十一年前他们的身体得医治的见证。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15

今天在我们内心最深处,我们的心中喜乐满溢,当我们想到有一天,这个破旧的属地帐篷,就是我们现在住在其中的,好像笼子关住了小鸟,这个泥土的身体,有一天,我们的魂要像鸟一样展开翅膀,从笼子里飞翔到他爱主的怀抱。当我们看到你的再来时,我们就会脱下这肉身的袍子,并去到空中。

今天我们的信心仰望你。求你赦免我们所做过的一切事,以及我们所有的罪和过犯。祈求你住在我们里面。求你进到我们心中。请祝福我们。求你把这道,神的道,赐圣灵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今天我们非常需要他。我们要把赞美归给你,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16

现在让我们快点翻到希伯来书第9章,从第11节开始读。今早,若主愿意,我们要讲“因救赎而有的交通。”呐,在希伯来书第9章里,每一个拿着圣经想要跟我们一起研读一会儿的人……我喜爱这道。你们知道,“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就是听神的话。”

但现在基督已经来到,做了将来美事的大祭司,经过那更大更全备的帐幕,不是人手所造的,也不是属乎这世界的;
并且不是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
在约伯记第19章,第23节,24节和25节,我们来读这里,说的是救赎。保罗在希伯来书这里,告诉我们谁是我们的救主,他借着一次献祭,就为那些借着他而进入其中的人成就了永远的完全。呐,在第23节中,约伯说:
唯愿我的言语现在写上,都记录在书上;
用铁笔雕刻,用铅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远。
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
我这皮肉灭绝之后,我必在肉体之外得见神。
我自己要见他,亲眼要看他,并不像外人。我的心肠在我里面消灭了。
17

愿主加添祝福在他的道上;我们要讲救赎和交通。

有很多次,当我们去看,并看到……我们这属地的必朽身体,我们备受煎熬,在这世上流荡。我不相信拥有基督徒的灵的人,可以看着今天的这个世界,而不在灵里忧伤的。我经常奇怪,今天的人们把这生命看的如此轻。没有什么东西是可看轻的。这就是我们被放在这世上的原因,就是敬拜并去到神面前,进到他的敬拜中。看到人们四处游荡,好像他们没有神一样,根本没有神。人把自己赶进了那种境况中。
18

我相信我们今天所生活的这个时代,我能想到的,任何传道人都应当讲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让人们回到这福音的基本原则上,回到一个地方。因为如果你没有建造在正确的根基上,那就是毫无益处的。把根基建造在一个已经被定罪了的东西上,有什么用呢?就像我说过的,那有什么用呢,想要……政府已经要拆掉的老房子,去装饰和粉刷,还有什么用呢?那就是很多人今天在做的,要借着形式,想要搞出形式。“我们要开始一个教会,我们要翻开一页,我们要做一些跟我们过去所做的不同的事。”像那样,你什么都得不到。那样去尝试都是愚蠢的。瞧?你只是在浪费时间。你说:“哦,呐,我相信如果我能停止撒谎,偷盗和……”所有那些事,都很好,但你仍然是偏离了十万八千里。

你必须要回到根基上。你必须要建造一个新地方,不是修补旧房子。而是要建造一个崭新的房子。你必须要回去,正确地开始。那就是你会看到很多错误的原因,很多人很冷淡,就是那些宣称是基督徒的人。
19

你知道,呐,这有点难。但你们基督徒,你们是很多人所读到的唯一的圣经。你的生命是人们,很多的男人和女人所曾读过的唯一的圣经,就是你行动和做事的方式。所以基督徒应当成为基督是怎样的一个活的样板。如果基督在人的心中,那么那个人就肯定会活出神自己的生命,因为基督在你里面。基督的灵在你里面,你就成了一个新造的人。

我喜爱思想,在各处的基督徒,如果每一个呼求主耶稣的人都能完全活出基督徒的生命,哦,在接下来的二十四个小时内,这就会成为一个被改变了的世界。肯定会的。
圣经说你是世上的盐。只有当盐接触到这个败坏的地球时,才能保存下去。这个地球在变坏,烂透了。你知道这个。盐必须要跟这地接触,如果不是的话,它就会消失的。
20

呐,几个周前,在芝加哥,你知道,当我看到神的道被证明为真理时,我真是太激动了。男人和女人必须要回到这道上。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加利福尼亚,在看到很多狂热之徒兴起,很多非同寻常的事,很多不是出自于神的事……今天我不是在这里要批评什么人的。我在这里只是要竭力传讲这福音。但当你看到很多事情在阿谀奉承之下兴起,传道人们建造在个人名誉上,那样,你就是坐在下沉的流沙上。一个传道人必须要完完全全被建造在主耶稣基督,就是圣经之上,无论有什么新东西出现。

21

几天前,在这里,摩尔弟兄,我的一个伙伴,他的儿子获得了科学博士学位。当那位伟大的科学家从华盛顿下去,给他颁发这个学位时,在他们拥抱过之后,他说:“孩子,在华盛顿的最后科学大会上,有一百二十四个科学事件,是关于现代科学被印证了的事实。”他说:“如果我把你带到那里,需要花你两年时间去读完那些书,每一天不间断地读。”他说:“当你读完那二十四本书之后,哦,是一百二十四本书,”他说:“接下来你要做的是,忘掉里面的一切,因为他们的确找到了一些能超越那个的新东西。”

当他说到那个时,我想:“赞美归于主,我知道这里有一本历经了数百年的书。他从未改变过,也不允许有任何东西添加在其中。”这是所有书卷的源头。所有其它的书都是在跑圆圈,不知道他们是在哪里。如果他们想要真相,他们就必须回到这本圣经中来得到。这是神的书,唯一的书。呐,我们为这本伟大,非同寻常的书而赞美主。在这书中,包含了神的旨意,神的应许。这是所有的书的源头。所有其它的书都会废掉,所有其它的书都会归于无有;他们的知识会消失。但这本书包含了神永恒的真理。因此,圣经中所说的话,你都可以对它说“阿们”。
22

不久前,我……当我是个小孩子时,我去到学校,他们告诉我说太阳照耀在众星之上,使它们放光。他们现在改变了这说法。太阳无法做到。那天我在洛杉矶的巴乐马山上的天文馆里,就在那座山上,那是这世上最大的天文馆,要跟着向导才能去到那里,走进去。他说:“几年前他们是那样想的。但他们现在发现,每颗星星都能自行发光。”问题就明白了。太阳无法穿越那么远的距离。

他们过去告诉我说,地球围绕着太阳转,太阳一动不动地呆在原地。你们在我这个年纪的人,你们都被那样教导过。他们现在改变了那种说法。太阳也在转。瞧?他们只是不知道。就是那样。
这是人们知道的唯一的书。呐,他们已经记录这事有六千年了,约书亚吩咐太阳停住,好像圣经所说的,事情就成就了。瞧?全都回到了这里。一切都回到了圣经上。
23

不久前,科学取笑圣经中的人。圣经说:“你的整个身体充满了光。”

科学说:“你的身体,全部充满了光,谁听过这种说法?不可能是那样的。在你的身体里没有光。”但他们发现,那是错的。他们发明了X光机。X光机就是探测你自身的光的仪器。它探测不到其他的光。你自己的光行成了X光。X光没有自己的光。是你的光形成了照片,那光就在你的身体里。所以神才是光。
24

你知道,他们在那里说:“神犯了一个错误,神说:’人心中思想。’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在人的心里没有脑部器官,是他可以靠着来思想的。只是人自己想出来的。”但大约在两个月之前,他们发现神是对的。他们去切开人的心脏,发现在那里有一小块儿地方,甚至是没有血细胞的,什么也没有。那不存在于动物的心脏中,或者是鸟的心脏里,只有人的心脏,有一个小地方,被称为,“魂的居所。”所以神说的才是对的。那就是人在心中思想。

25

呐,人可以有头脑上的信心。那就是今天自称是基督徒的大多数人所去到的地步。你们看到你们所行的那些举止失常,是在基督信仰的名称下,那只是头脑上的信心。“弟兄,你所说的头脑上的信心是什么?”这是……“人相信救恩。呐,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

呐,我可以传讲这道。你可以接受它,说:“这很好。是的,我相信这个。”哦,如果你只能走那么远,那你就永远都无法跟神走得太远。头脑上的信心……
这就是人们无法得医治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只能有头脑上的看法,就是他们头脑所设想的。但头脑会推理。头脑会说:“那不可能是那样的。我没有好。”我的视觉说:“我的胳膊没有变得比昨天更直。”我的感觉说:“我觉得跟昨天没有什么不同。”推理,头脑的思想会推理,说:“哦,等一下,我相信这是愚蠢的。”瞧,你在推理。头脑的信心会那样做的。
26

但是,一旦那个信心下到了这个心室内,在这里就永远都不会怀疑了。那就绝对成了一个事实,会认同神道的每一个字。

那就是人们无法去到他们本该成为的样子的原因。只是成为了一个对神的头脑的概念。但那个头脑的概念,你借着头脑的信心来相信神,那不会管用的。必须要是一个重生的经历,你的信心要被带到这个心室这里。无论那看起来怎么样,无论怎样,信心都会说是那样的。瞧?
27

呐,人被造,即使是在我们今天这种污秽的境况中,人也是被造来侍奉神的。这就是他在这世上当尽的本分。听听这位最有智慧的人,所罗门以及他们其他所有人,在传道书中,他说:“这些事都已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神,遵守他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那是人当尽的本分。

我们奇怪为什么我们跑到这里,男人和女人,为什么我们穿着衣服却不停在争斗,动物却不会。神喂养他的小鸟,照看着一切。但我们却必须要为了自身去转变。因为罪把我们跟我们的造物主分开了。那就是罪导致的。呐,当人独自行动……
你不会看到动物改进自己。动物不能改进自己。如果他得到更好的待遇,那必定是从其它的途径得来的。他无法为自己建造一个更好的家。他不会给自己烤肉吃,他通常是吃生的。瞧?必定要那样做,因为他……在他里面没有什么可以赐给他一个魂的。动物没有魂。
但人有一个魂。然而,魂是神的一部分。即使是在堕落的境况中,依然是这地上所有物种中最伟大的物种,就是人。然而让他跟他的造物主连在一起,他们就差不多成了一个超级人类,因为他是神的一个儿子。他就会认识他的造物主,并认识造物主的一切事。因此,当那个人认识了他的造物主,就成了他造物主的一分子,回到了与他造物主的交通中,对他来说,神话语的每一个字都成了活生生的,他也相信那道。
难怪今天的人们不能相信神的医治。他们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相信的。在神进入人的心中之前,人并不比牲畜好多少。他的推理,他会仔细去思想,“这个怎么会这样呢?”就完全给解释掉了。但当神在人的心中得到他的位置时,所有的推理就会消失,神就成了首位。阿们。
28

呐,起初,神造了人来敬拜他,人活着,神照看人,喂养他,人与神有美好的交通。没有什么出错的地方。神傍晚下来,与亚当和夏娃交谈。何等美妙的图画啊。没有伤害,没有什么东西能伤害到他们。没有疾病临到他们。他们甚至都不知道疾病是什么。他们不知道旧时代是怎么样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伤害。他们不会伤害。他们是在拥有无限大能的神的面前,神掌控着他们,并借着圣灵引导他们。没有什么能伤害他们的。

你是否曾想过……我相信,今早如果这一小群信徒,哪怕有一次放下一切思想,去就近事实,认识这位伟大的耶和华神,就是起初在他的位置里创造你的这位,他今天就在这个帐篷里,在每一信徒的心中。你们相信吗?
呐,在起初,神在傍晚下来,跟亚当和夏娃在天起凉风的时候交谈,他伟大的声音对他们说话……他们有交通,彼此相爱。圣灵在运行,穿过那些树林。狮子,老虎,所有的动物,都敬拜主。那人知道,在任何时候,神都与他同在。
29

呐,听着。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件事,请仔细听这个说法。今早我要稍微有点不同。我要让自己释放,把我的一些自己的思想,我的一些自己的想法,我自己对这圣经的观点,是我以前从未在这个教会,或其他的任何教会讲过的。但我觉得今早也许适合来讲。

每一个在自己心中有想法等等的人,在心中相信并持守那份敬畏,那是他和神之间的秘密,除了他和神自己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人知道。你们都知道这点。你们每一个信徒都知道这点。只有信徒和他的造物主,自己……
30

我从不相信,天堂是一个有一堆建筑物的地方,在天上有很多房子是用砂浆建造的,是用纸糊起来的,在墙上绘画。我从不相信,超自然的人会生活在一个实际的房子里。我相信,耶稣在约翰福音第14章,说:“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他的意思是,“一个身体,一个居住的地方。”因为圣经也在印证同样的事,他们说:“如果这个属地的帐篷拆毁了,我们还有一个已经在等候我们了。”你们明白了吗?

必朽坏的人只能生活在朽坏的房子里,不朽坏的人生活在不朽坏的房子里。直到我们回来之前,我们要去到的地方,不是一个用砖,砂浆,泥土,或宝贵的石头,或珠宝建造的地方。那是一个地方,一种境况,我们要从我们所生活的这度空间移出来,进入到另外一度空间。那是一个房子,一个帐篷,一个居所。
耶稣说:“你们拆毁这殿,我要在三日之内再建起来。”他们以为他说的是所罗门的殿,但他是在说他自己的身体。
他去,要为每一个信徒预备地方,在我们走出这些必朽坏的地方的时刻,我们不是去到了神秘之中,或某个超自然的灵里,我们是进入了一个帐篷,一个居所。今早那也许就在这个会堂里,一处没有其他的无线电波存在,没有任何东西。只单单由神来独自掌控的所在。
听着。摩西已经死了八百年,以利亚也已经被转变了大约有六七百年了。他们站在那变像山上,他们两个人都是在肉身的样式中,在他要去到各各他之前,跟他交谈。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我在这里竭力要说的是,我们是在盼望某些神话般的事,遥远的事,一亿年后的事吗?
31

那天我得到了一个启示,我站在巴乐马山上的天文台,看着时空,一直看到银河系,看到最后的行星等等,光每秒能穿越多少千个英里啊。

如果一个天使开始从最远的星星来到这里,也需要花上他几百亿年时间才能到达。如果他从银河系动身,来到这里,以光的速度飞行,或说是光速。也需要花数百亿年才能来到这里。
32

我无法相信在那么遥远的地方会有一所房子。但我相信神所说的家现在就在这里,这是这必朽的身体所住的地方,当我们这必朽的身体止息后,我们就会走进彼岸那不朽的地方。

我相信那也是今天耶稣所在的地方,就是复活的主耶稣;不是在彼岸的什么地方,一百万英里远的地方,而是现在就在这里跟我们同在。
33

在第四度空间里,人们能证明,现在就有无线电信号在穿越这个房间,是电波信息。现在就有电视图像在穿越这个房间,但太快了,我们的眼睛看不到。

呐,你去到在那度空间之外的数百万英里之外,你们就会去到一个空间,就跟电视图像一样真实,今早就在这个房间里。那是主耶稣基督,神复活的儿子站在这里,你之所以看不到他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心没有转向他。
我们看不到电视图像的原因是,我们的身体不是像仪器一样设计的,能捕捉到由机械发射出去的东西。
但当我们的身体跟神合拍时,成为他的一部分,那我们的魂就可以捕捉到圣灵的大能,来印证主耶稣基督的同在,他是在他的一切大能和全能中。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他今天就活在我们中间。他想要跟他的子民再一次回到交通中。他伟大的尊荣,他的荣耀现在正在传扬出去。他渴望像他在伊甸园里那样,能再次跟他的子民一起交通。
34

我知道有点跑题了,但我想要把这图画指给你们看,这样你们就永不会忘记它了。无论你在哪里,如果你是在贫穷的房子里,是在赌场里,有什么人能当场看到你的;如果你是在为主的名而忍受逼迫。无论是什么,无论你想要记下什么人,注意看,每一次那人都会收获他所种的。如果他做错了,他永远都无法绕过那个的。如果他做对了,他就必定会带着那个一起进到荣耀中。你无法把这个打掉。那是神,他在这里,他就在这里。他知道你们的内心深处。他知道你是谁,以及你所做过的一切。

35

在聚会中,有时候我看到那些异象是如何成为了真实。我想:“哦神啊,怎么能成为这样的。一分钟前,这里站着一个人,他交叉着胳膊,看着我。我听到他的声音对我说,告诉我将要发生的事情,从未失败过。”然后他就从我面前消失了。

我知道在彼岸有一块土地;在那里的某个地方有一领地,那位伟大的神的天使的荣耀民众会再次与神团契。
36

那种交通……回到起初的时候,神降下来。亚当和夏娃的魂不会生病。他们可以听到动物吼叫,看到那美丽的光穿透树丛撒落下来。那是耶和华在与他们交谈。

然后罪把他们隔绝了。他们陷入到了罪中。让一个罪人能触摸到一位圣洁的神,只有一条预备的路。不是靠着自以为义。也不是借着修补过去的旧事。而是借着死亡和复活,那是唯一的方式。在伊甸园里,神定了那人的罪,因为他犯了罪,他的整个身体都满是污秽。你永远都无法翻开新的一页。
37

听着。我不在乎你上多少次教会,你做多少好事。那都很好。当天冷时,你为寡妇买煤;当她饥饿时,你给她买吃的;你把小孩子们从街上拉过来。那都很好。在这点上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我的弟兄姐妹,你仍然是个可怜的人,直到那个旧的根基完全被清除掉,你在基督耶稣里成了一个新造的人,好让那个魂能跟神联系在一起,进行交通。你明白了吗?

然后,当你进入到那种奇妙、神荣耀的交通中,所有的那些小事就都过去了。哦,那看起来很微不足道,太小儿科了。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有麻烦的原因。那就是为什么你看到所宣称的基督徒生活只是……今天他们都很好,明天他们又都错了,第三天他们是……那是因为他们从未把那个旧根基拆毁。他们从未在基督身上建造。
38

呐,注意,以前他是在荣耀中。当他犯罪后,神对这个可怜的人感到非常难过,看到他和夏娃堕落了,没有……脱离了交通,他们必须要转变自己。他们能做什么呢?他们有一位慈爱的天父,他照看他们,但因着不顺服,切断了那种交通。不再有交通了,他们必须要为自己负责;必须要耕种地土,汗流满面才得糊口。他们必须要经历疾病和死亡,各样的麻烦,心脏病,各样的失望。为什么?断绝了交通,不再与神交通了,无法再那样了。

那也是今天人们的位置。那就是你看到他们在街上,星期天在工作的原因。那就是你看到他们在星期天出去钓鱼、打猎的原因。那就是你看到他们在这里进行赛马和赛车,为什么你在穷人和富人等等中间都可以看到那样的事呢。在人的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渴望一些东西,是他无法找到的。这个世界不能产生那个。教会不能在神学思想上产生那个。他们无法做到。
人必须要把旧根基都除掉,人必须要新生,要重生,再回到神面前。不是翻开新的篇章,你不能那样做。那也许是好的。我丝毫不反对,你所做的那些好行为,但那不管用。加入教会无法那样做到。带着你的孩子去参加教会也无法那样做到,直到那成为一个跟你之间的个人行为,直到你回到这个交通中,那样我们就知道我们是出死入生了,因为我们的灵跟神的圣灵一同作见证,我们是神的儿女了。旧事已过,一切都成新的了。就是那样。哦。
当我想到那个时,这些小事看起来是何等渺小啊。我的妻子过去常唱一首歌:
从加利利海边来的陌生人,
他的声音使翻腾的巨浪平静,
在犹大将不会再听到,
只有在加利利偏僻的小路上,
我很高兴我每一天都可以跟从,
直到我去到路的尽头。
39

在帷幕的另一边,有什么东西在拉动基督徒。他无法解释那个。他自己都不明白。但在那个团契中有一些东西,他与基督同在。从那里把他赶出去,他就成了一个流浪者。

那就是可怜的、精神错乱的美国人现在的情形,可怜的人们去到外面的街上,年轻的女士,年轻的男人,根本没有团契……他们去上教会,他们无法在那里得到什么,因为教会完全形式化和僵化了。他们在那里无法找到。他们去到那些穷人的家里,也无法找到。他们去到海滩上找乐趣;他们也找不到。撒但抓住了那些人,扒光了他们的衣服,等等。他们生活在各种各样的淫乱中。可怜的人们在各处发起聚会,说:“哦,弟兄,我……我会自杀的。”无法找到。不能。罪把人跟团契分开了。
40

呐,朋友们,只有一条回去的路。我看到他们很多人可以在灵里跳舞,可以说方言,可以绕着房子奔跑,等等;却仍然没有团契,真是太可怜了,因为他们建造在了错误的根基上。是的。我们必须得到正确的东西,那是首要的事,首先的。如果你不那样,你的开始就是完全错误的。你必须要回到根基上。

呐,让我们找出根基是什么。因此,如果我们能真正地从神的道里找到根基,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你注意看会发生什么事。
呐,请听我说,我在主里的弟兄姐妹们。只有一个团契的根基。只有一次,在一个地方,神曾对亚当堕落的族类铺开了欢迎的地毯,只有一个回去的方法。那就是在伊甸园里,他借着流血的方式铺开了回去的路。我相信宝血。不是谈论它,我的意思是在血中敬拜。呐,当神为亚当和夏娃做了挽回祭,他就是借着一个无罪的替代物所洒出的血做成的,是借着洒出的血。
41

哦,今天,高高在上,形式化的教会远离了这个,根本不传讲这点了。他们开始谈论政治和这世上的一切胡闹的事情。那就是形式化的教会。

全福音教会已经偏离到了很多主义等等事情上,“他们应当做这个,”一些小的证据等等,直到他们偏离了。整个世界都成了一个胡闹的混合体。是的,看到教会在那种情形中,那真是一种可悲的情形。除非神立刻做一点事,整个世界都要毁灭了。
神啊,今天请差给我们一些传道人,可以站在这根基上,呼召犯罪的男男女女,“能回家的唯一道路就是借着主耶稣所洒出的宝血。”不是谈论那个,我的意思是进到里面去。
42

神杀了羔羊,用皮子把亚当和夏娃遮盖起来,血洒出来,就有了回去的路,可以再次与神交通了。因此,亚当只能借着所洒出的血回去与神交通。该隐偏离了亚当起初的思想。亚当用无花果树叶子编在一起,搞出了一个宗教,遮盖在他和夏娃身上。但他们发现那不是神所提供的道路,因此他们无法在神面前站立得住。

今天我们仍然是自以为是。我们用各种不同的观点和人们虚空的学问,那是完全无用的。耶稣说:“人们敬拜我,用人的遗传当作道理教导人,拜我也是枉然。”你可以敬拜主,却仍然不是在正确的方式中敬拜。那不能作为你的挽回祭。
呐,会众们,我想要你们思想这点。不要让这个错过去,说:“比利弟兄来说了这个那个。”要把这个放在你的心中。好好思想这个。为什么我们会有这些起起伏伏呢?为什么事情要照着那样的方式发展呢?是因为,首先我们必须要回到根基上。
43

呐,亚当肯定想,如果他遮盖了他的赤身露体,哦,他就没问题了。

今天人们也是同样的想法。“我去参加教会。”
也许很多人说:“我想要像其他的人,所有我要……我相信。我可以拍掌,直到我呐喊了。”
另一个人说:“我相信如果我能说一点方言,我就没问题了。”你可以弄出语音的混乱,而不是说方言,或者你真地说了方言,却仍然是不正确的。保罗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什么都不是。”
你说:“哦,如果我去到外面,按手在病人身上,他们痊愈了,我就没问题了。”
保罗说很多人会……耶稣说:“到那日,必有很多人到我面前来,说:’主啊,我不是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说预言,传道吗?我岂不是奉你的名行了很多异能吗?’那时,我要对他们说:’你们这做恶的人,我不认识你们,离开我去吧。’”
用其他的方式出来……现在让我把这个深入来讲,除了神所提供的方式,要通过其他的途径,那血……亚当走出来,他遮盖地很好,完全是基要派,但那是错误的。今天,人们有教会,他们加入进去,把他们的名字记在册子上,进行改造,然后就站起来领受圣餐,做不同的事,也是非常虔诚的。但那仍然不是正路,那不是神所说的方式。
然后在所洒出来的宝血的根基上,亚当和夏娃又有了一条回到家里的路,可以与神相交。那也是在历世历代中使用的。在各个时代中,那都在使用。
44

《约伯记》,这卷圣经中最古老的书,回到我们所读的经文中,就是他使用的经文。约伯记是在创世记之前写下的。约伯记是圣经中最古老的经卷。呐,当然,数百年之后,摩西写了创世记。但约伯,他去到神面前与神交通的唯一方式就是借着所洒出的羔羊的血和火祭。

有一段时间神祝福了他,他就成了一个伟大的人。他的财富堆积成山,骆驼,牛,羊。哦,他真是个伟人。每一个人都向他鞠躬,说:“约伯,哦,你是我们的榜样。”
后来,撒但,这个控告者,他去到天上,在神面前说话。神说:“你查看过我的仆人约伯没有,他是个义人,一个完全人吗?在这全地上没有人能像他的。”想一想吧。“在这全地上,没有人能像他的。”
他说:“当然,你用篱笆把他围起来。这个人什么都有,身体健康,强壮有力,有很多钱财,什么都有。他当然服侍你了。让我得到他一会儿。我肯定会让他离开你,我会让他当面咒诅你。”
45

呐,注意。哦,我喜爱这点。神知道人的心。约伯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借着交通,借着所洒出来的血。他与神交谈。他知道他在做什么。神对约伯有信心,因为他与约伯有交通。

哦,神啊,今天愿伯兰罕堂能看到这个。神能对你有信心的唯一方式,不是因为你做了什么事,或你有信心能做什么事,而是与你有交通。阿们。交通……
46

伟大的浸信会复兴现在正在进行。我听到一个浸信会传道人那天早上说:“在丘吉尔唐恩,那里有更多一些浸信会会员,在丘吉尔唐恩的人要比参加浸信会复兴的人还要多。”那是真的。为什么?因为浸信会教会已经走下坡路了。他们成了浸信会的成员。他们借着加入教会就成了浸信会的人。他们借着洗礼池就成了浸信会的人。

但如果他们与他们的造物主有了交通,是在神的面前,能与神交谈和交通,那将是比这世上的事伟大的多的珍宝。他们永远不需要担心他们会去到这样的地步。如果一个人一旦进入到了交通中,那就不会搅扰到他了。阿们。
47

你可以告诉我内维尔弟兄是个多么伟大的人,他是个多么好的人。如果我听到了,那很好,我会相信的。哦,我肯定会相信的。但直到我能跟他交通一会儿,我才会单独地了解他,直到我们一起坐在桌子边,面对面坐在桌子边,把我们的心摆出来,放在彼此面前,我们的灵开始一起相交,那时我就会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了。直到……

你也许借着听道听说过耶稣。你也许听你妈妈说他很奇妙。你也许听过一个传道人说他能医治病人。他也许差来了他的大能,医治了你。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那是怎么回事,直到你有一次坐下来跟他一起交通,你们的灵相交在一起,彼此做见证,那你就成了神的儿女。那时旧事就已过了。你不需要再担心这个世界了。“因为借着一次献祭,他就使那些借着血与他交通的人永远得了完全。”交通……
48

呐,神对约伯有信心。神与约伯有交通,神知道约伯会信靠他。所以神说:“好的,撒但,你去吧。他在你的手中,但你不可以取他的性命。你可以对他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所以撒但就去,尽其所能,他杀死了约伯所有的孩子。

呐,我想要你们注意一件小事。我相信,约伯有点预先想到了这点。你注意到没有,当时他的孩子们,有一天,他们所有人在一起,正举行一场大晚宴。
49

通常那就是你陷入到麻烦之中的地方,就是去到那些大派对中。办公室会摆出大餐。“你可以在平安夜去到那里,”正如葛培理那天在报纸上说的,“你在那里很快乐,第一次喝酒了。你就给你的魂打开了缺口。”[磁带有空白—编者注。]你被压抑的时间太长了,所以你就跑出去,让你的魂放纵一会儿,你跑出去度过了一段大好的时光,有点放纵你自己,放了一个假。弟兄,你表明你从未与基督相交过。如果一个男人或女人真正尝到了跟基督交通的甜头,我就会愿意拥有那个,而放弃这世上所有的假期等等。是的。如果你想要给我一个放松,那就让我感受到基督。让我跟他交谈一会儿,我的重担就卸掉了。一切就都结束了。没有……我宁愿与他交谈,与他交通,要好过我知道的这世上的任何事。

神知道约伯尝过了。大卫说:“尝试一下,就知道主是良善的。”只要品尝他一下,就会看到他是不是良善的了。那尝起来就像磐石中的蜜。呐,伟大的交通……
那时撒但下来了。但在他下来之前,约伯说:“呐,我的孩子们今晚在外面搞派对。”我想知道我们是否可以有更多像约伯一样的父亲和母亲,父母。他说:“我的孩子们今晚在外面搞派对。他们召集了一些属世的邻居。呐,也许,也许他们会犯罪。”哦。
如果有更多的妈妈和爸爸会这么做,那就不会有青少年犯罪了。孩子们就不会像那样在街上乱跑了。瞧?
约伯说:“呐,如果他们不小心犯罪了,我要为他们每一个人献祭,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们也有一条流血的路,他们可以在那条路上回家。”哦。“我要为他们献祭。这是给约翰的。神啊,我要为约翰献上一个祭物。呐,如果他偏离了正路……圣灵还没有下来引导他。如果他偏离了正路,主啊,我要为他预备一条路。”哦。“马利亚,她今晚就在这里。主啊,如果她偏离……我正确地养大了她。但如果她偏离了,我要借着所洒出来的血,为她预备一条回去的路。”神啊,今晚赐给我们更多这样的母亲,能像那样为他们的孩子祷告,那将成为列国的脊梁。好的。
“我要为他们预备一条路。”过了不久,魔鬼的怒气就降了下来,杀死了他们每一个人,魔鬼杀了他所有的羊和牛,他所拥有的一切。甚至他自己的健康都失去了。他全身长满了毒疮,坐在炉灰中,用一块瓦片刮那些毒疮。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失去了。哦。
就是那样。瞧。如果他拥有的只是头脑中的信心,那会怎么样呢?他的推理就会说话,当比勒达以及他们所有的人都去到那里时,他们开始说:“呐,瞧这里,约伯,我想要你现在把这事好好推理一下。呐,瞧这里。这表明你错了。你全部的神学思想都错了,约伯,因为你看,神对着你转过了他的背。你加入了错误的教会。你瞧,约伯,瞧,一切都做错了。”但约伯,如果那就是他所拥有的一切,如果那是他所能想到的一切,他自己的思想会告诉他,要进行推理,他就会说:“我相信他们是对的。我相信他们是对的。”
但是(阿们。)约伯有交通。他说:“不,我没有。因为我把我的信心建立这一件事情上,我曾与他交谈过。我会去到他所提供的道路上。我要借着所洒出来的血的路而来,那就是他所要求的。我跟他交谈过,我的魂在他里面而活。”就是那样,交通,没有什么是像那样的。
50

停止你形式化的敬拜,跟他一起进行一次交通试试。停止这种星期天去上教会,每天晚上在去到床上之前说一点祷告词的做法,真正地脱离出来,进入到交通中。哦。你就会匆忙地洗好盘子,好再回去参加聚会,读这道,与他交谈。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的。基督徒朋友,那也是世人今天所需要的。那是我们所需要的。那是我需要的。那是整个世界所需要的,就是回到交通中,与他交通,认识他。

51

保罗说:“与他一同受苦,与他一起受逼迫。”你知道,保罗是一个……他是个跟基督一起受苦过的人。当在那里的那个奴隶,跑掉之后……我喜欢这点。保罗受过很多逼迫,发生过很多有关基督的事情,以至于当那个逃跑的奴隶跑掉后,保罗说,在那个奴隶信主之后,他写回信给他的主人,他说:“不要再待他像一个奴隶一样,要待他像一个弟兄。”他说:“如果他欠你什么,就算到我的头上。当我来时,我会偿还你的。”瞧?他在逼迫中与基督一起交通,直到他知道了成为一个流浪者是什么样的。你知道成为一个流浪者是什么样的吗?他知道在与基督一同受苦的交通是什么样的,所以他知道如何同情其他人。

那就是基督成为人的原因,他就可以知道疾病的痛苦,他也可以知道失望的难过,他跟我们一起,进行交通,因为他成为了像我们一样的生命,有失望,有痛心,有疾病,因着交通,他亲自担当了我们的疾病和烦恼。
52

现在注意,要快点了。我们要结束这个交通的谈话。

呐,约伯有交通,那是个何等奇妙的时刻。神不能……应该是撒但,他不能摇动约伯脱离这个交通。所以他的妻子也出来了,最后的手段。撒但说:“我要借着他的妻子得到他。我要使她……孩子们不能那样做,所以我……失去他所有的财富无法做到,失去他的健康无法做到。”在这世上,跟一个男人最亲密的人,那就是他的妻子了。所以撒但利用他的妻子,他走到那里。她说:“约伯,你看起来好像……看起来好像他们中的一些人必定是对的。哦,你必定是加入了错误的教会。约伯你完全搞混乱了。也许你陷入到了错误之中。呐,瞧,你为什么不咒诅神,死了算了。看看你。我们应当加入到一个更好的教会。”
他说:“你说话如同愚顽的妇人。”他知道他站在哪里,不是靠着头脑上的神学,不是靠着某种头脑上的信心,而是借着与基督的交通,借着焚烧的祭物,血。他在敬拜神。他说:“你说话如同愚顽的妇人。”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就是这样。那就是在团契中的敬拜者。那才是真正跟他交谈过的人。那样你就知道你在谈论的是什么了。如果你只是用其他的……那都很好;所有那些其它的事情都没问题;我丝毫不反对,但那仍然不是根基。不要只是单单建立在头脑的信心上。要回到这根基上,要进到心里,然后就会敬拜他,与他交谈,跟他一起团契。然后就会把这些其它的东西建造在上面,把这些其它的东西带到那个根基上。但你却在竭力把这些基本的真理建造在毫不相干的根基上。就好像把……
伍德弟兄在这里,就在这教会里的什么地方,他是个建筑商。他建造一所被虫子吃透了的旧房子,白蚁把房子都吃光了,房子已经烂到根基了,那房子有什么用处呢?他会出去找到他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木头,又好又干燥的,坚硬的红木,盖在房子上;去到外面,买来这个地区最好的油漆商所推荐的油漆……这世上的公司?他说:“瞧这里,传道人,我要给你看这真正真实的红木。”
我会说:“是的,伍德弟兄,那很好。”
“瞧这里,这是通过检验的图章,这是能涂在房子上的最好的油漆。”
“那很好,伍德弟兄。但你的根基错了。房子必定会倒塌的。”
那就是问题所在。读这圣经是好的,传讲这福音也是好的,但你的根基错了。撕掉你头脑上对这些事的概念,要借着所洒出来的宝血让神进到你心中,然后从那里开始建造。你的木头是好的,只要你把它建造在正确的根基上。就是那样。现在不要对我发怒。也许这有点伤人,但这是真理。这是能帮助你的。呐,注意。要回到正确的根基上,回到交通上。
53

“呐,伯兰罕弟兄,我们怎么能进入交通中呢?什么能把我们带入到交通中呢?”是所洒出来的宝血。是在伊甸园中的血。在伊甸园之后,也在这里跟约伯同在。

呐,让我们再往下多讲一处地方,或两处,然后我们就快点结束。
呐,仔细听。这就是怎样进入到交通中的方法。“伯兰罕弟兄,你怎么得到的呢?你怎么能进入到那个交通之中呢?”借着所洒出来的宝血,不是从某种经历。不是,先生。不是从某种头脑的情感。不是,先生。不是从某种身体的训练。不是,先生。这些东西都很好,也许都非常好,但那仍然不是真理的根基。要把那个放在一边,直到你能回到这里,就在这里,直到你来到这祭坛上,所有的旧事都过去了。一种出人意外的平安能进来,直到你不再恨恶任何人了,你不再嫉妒任何人,直到有什么东西能使你爱你最坏的仇敌,不是某种相信,而是有什么东西能让你不去谈论那些逼迫你的邻居,有什么东西能使你……爱那些故意对你使坏的人。那会使你为那些对你漠不关心和有敌意的人祷告。那就是根基。
54

当那盖印的天使走遍全地的时候,他被吩咐要在那些为城中之人所做的事叹息和哀哭的人身上盖印。现在我带着虔敬和尊重这样说。也请不要对我发怒,生气。但如果那个盖印的天使今天走遍这个国家会怎样呢?他在哪里能找到会为这个败坏的国家的罪而向神深切祈求的人,以至于他们会日日夜夜为那些罪而哭泣呢?他在哪里能为那些禁食祷告,苦求“主耶稣”的人盖印呢?他在哪里能找到那样的人呢?

我们在追逐教育。我们在追逐花里胡哨的讲道。我们在追逐好莱坞的打扮和狂热。教会必须要成为大的。必须要舒服。必须要在各处挂上受难像。必须要有管风琴。那些东西都很好。但我们把所有的关注都放在了那上面,而舍弃了真正的东西。
55

五旬节派的人在追逐最初的证据,说方言,呐喊,等等。那都很好,但你必须要把那些东西放在一边。因为已经证明了,你不能同时既爱神,又恨他。苦水和甜水不能同时从同一个泉源流出来。你不能在教会里既说方言又有神的医治,却还有嫉妒和争斗,怨恨和仇视。你不能那样做。那不能混在一起。神会把那个推出去的,这是非常确定的。必须要回去。那就是发生在教会中的事。

你说:“你反对说方言吗?”不,先生。我赞同。这是神的道。但我看到教会在那里偏离了,弄出了一堆胡闹的东西,没有再回过头来,甚至都没有认识到,因着他们做那些事,同时又掺杂着怨恨,仇视和争斗……油和水不能掺杂。明白我的意思了吗?让我们回去。
56

今早,让这里的这一小群人,在这伯兰罕堂中的人,心中立定心志,“我们要回去。我们要回到根基上。神啊,在我里面创造一种正确的灵。在我里面创造一种出人意外的爱和平安。哦,全能的神啊,从那里开始建造我。当我看到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时,让我回到根基上,再重新开始。”撕裂那些隔阂,再回过头去。必须要正确地建造,因为那只是……因为你盖得越高,当你掉下来时,摔得就越重。阿们。哦,人啊。

57

呐,以色列人,当他们进入到与神的交通中时,只有一个与神交通的地方,那就是在会幕中。在会幕中,流血的祭物一直都是送到那里的。人们……除了在流出的血之下,神从未应许过要在任何其他地方与人相见。想一想吧。现在我要让这个浸透一会儿。

我们要准备结束了。
瞧。神从未应许要在任何人的优点上与他相见,或他是多么好,或她是多么好。他从未应许要在那里与他们相见。你无法在你自己的优点上与神交通。只有一个交通的地方,那就是在所洒出来的血下面。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只有借着流血,无罪的替代物来遮盖罪恶,或忏悔的罪人,只有血。
呐,注意,要快点了。以色列人去到会幕中,他们洒出血来。神与信徒相见和交通的唯一地方就是在这个会幕中。那个会幕就是流血的地方。每天都有羔羊被杀死在祭坛上。血流出来,黑烟笼罩在会幕上方。神看不见罪了,所以人们去到血的下面,进行交通。
58

呐,注意。在出埃及记中,在大约第19章,我们发现,当时以色列子民开始要踏上旅程……在我们结束之前,现在请全神贯注地听我一会儿。神对摩西说,他说:“我要你出去找一头母牛,一头红母牛,一头从未负轭过的母牛。我想要你把它牵来,杀掉它。当你杀那母牛时,我想要你让祭司以利亚撒站在旁边,作见证。当母牛死掉时,血会流到他手上,他要把血弹向会众,弹在敬拜的地方,像那样在门上弹七次,在约柜前面弹七次,就是会众敬拜的地方。然后把母牛捆绑起来,烧掉它。然后用母牛的灰跟红木、牛膝草和杉树混合在一起。”哦,真希望我们能有时间看看那都是什么,就是红木、牛膝草和杉树。你就会发现耶稣不是死在一棵水木树上,就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注意,“要把母牛全部烧掉。要把灰放在一个干净的地方,放在外面作为分离的水。每一次有哪个没有进到交通中的人,他必须要去用这分离的水弹在身上,然后他才能进到团契之中。除此之外,他不能进去。”
59

呐,就在我们结束之前,注意看这是何等美妙。首先,红母牛,红色就意味着什么。呐,对我们来说,红色意味着“危险。”看到红色是一个坏的征兆,意思是“停止。”那是危险。在圣经中,红色也意味着遮盖。红色是赎罪。红色是安全。你们记得,那个妓女喇合,她放走了探子,挂上了红绳,就安全了吗?在红色之下总是安全的。呐,血是红色的。

呐,瞧。你可以进行科学研究。你用红色,一片红色的物体或一片红色的东西,玻璃纸,透过去看一片红色的东西,红色透过红色就会看到白色。试一试吧。用红色的东西,透过去看红色,就会看到白色。
哦,透过我们的错误去看,就是红色的。“然而你们的罪虽像丹颜,”红色。透过主耶稣所洒出来的宝血,神通过那里去看,红色透过红色,就会看到白色。“必变成雪白。”瞧?不是透过你自己的什么东西,而是透过那血,那是神能与人交通的唯一地方。除了那个之外,你自己的义,他连看都不会看。你的好行为,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直到你能去到那宝血下,那时,他就会看你为他自己蒙爱的儿子或女儿。红色透过红色,就会看到白色。
无论你做过什么,罪人朋友。当神看到你承认你的罪,你是错误的,神就会透过主耶稣的宝血去看,他就会看你是雪白的了。无论你做过什么,他是在透过基督的血在看你。你被救赎了,成了宝贵的。神永远不会再定你的罪了。他不能定你的罪。
60

神造了最初的人时,他造了天地,当神站在那里看着那古老的创造,他看着一切,他没有想要去审判它。他看着一切,说:“这真是太好了。”他很满意。哦。你明白了吗?他看着,看那一切都何等美好。一切都是完美的,树等等一切,男人和女人,都是完美的。他说:“这太好了。”但后来,撒但玷污了这些。

但如果神都没有定他第一个创造物的罪,那当你在基督耶稣里成了新造的人时,他更不可能定他第二个创造物的罪了。你无法自己做到。无论你多么想要去做,你都无法做到。那是神的一个恩赐。“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面前来的。所有到我面前来的人,我要赐给他永生,并在末日叫他复活。”
当神借着圣灵使你重生时,他只会把你看成一件完美的工作,因为是他自己成就的。荣耀。阿们。阿们。他不能再定你的罪,因为你是他的杰作。阿们。哦。我觉得想要像卫理公会信徒一样呐喊了。想一想吧,你是神的杰作。他借着什么那样做成的?他至高的恩典。不是因为你跳了起来,不是因为你去教会,不是因为你翻开了新的一页,而是因为神借着他的恩典,把你带进了基督里,进行交通,看你是他自己的一件完成了的工作。为什么?“我把他带来,我把他放在这血面前,我的工作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他说。你是神的杰作。
61

呐,就一会儿。呐,他们怎么上来的?他们上来,如果他们做了什么错事……这分离的水必须要被放在一个干净的地方。哦,真希望我们能在这点上讲一会儿,一个干净的地方。这分离的水就是这道。保罗说,在以弗所书这里,神说:“他用水借着道把我们洗净。”瞧,这分离的水,这道,传讲这道把你分开了。你听到这道,说:“我错了。我最好停止做这事。我在愚弄教会。我最好停止这么做。”瞧?那就是分离的水。

“应当放在一个干净的地方。”不是一个抽烟的传道人。不是,先生。不是一个在这地区到处鬼混的传道人,跟其他的女人鬼混,做像那样的事。不是一个尝试“自由的爱”的教会,以及那些不敬虔的事,去搞棒球比赛,在教会中搞那些大的娱乐和社交舞会。这要被放在,神的道要被放在一个安静的地方(阿们。),一个干净的地方,然后,当那个堕落的人来到时,他能进到一个干净的地方,身上被洒下那分离的水。
62

那是什么?当神教导这道时,呐,如果是正确的水……呐,如果你洒的是错误的水……他们说:“来加入这个教会;这是个好教会。你可以把你的名字记在册子上。哦,我们得到了。荣耀归于神,我们拥有了。”那是错误的水。

正确的分离之水,那是什么?说的是一个无辜的替代物,为一个有罪的罪人而死。红母牛死了,那是基督的一个预表。记住,它的颈项上从未负轭过。基督从负过任何宗派的轭。神根本就不会与他们胡来。他根本就没有背负过任何东西。我们没有时间去讲这个……好的。
但那被做成了分离的水。瞧,那不会去吹嘘一个宗派教会。圣灵跟那个没有任何关系。那只是说一个死的替代物代替你的位置而死了。不是“我们众人,”不是“我们的大教会,”不是“我们的宗派,”而是什么?是一个无辜的替代物代替你的位置而死了,那就是主耶稣基督。那就把这道带给了我们,这分离的水就被洒在了那人身上。
呐,注意,要快点,我们要结束了。
63

呐,接下来的是,从这个无辜的替代物中洒出的血被弹了七次,像那样,作为一个公开的见证。七是神完全的数字。七个教会时代。七个最后的教会时代,菲拉铁非教会,老底嘉教会……每一个教会时代都必须是从同样的宝血中出来的。

64

呐,那个人上来。他坐在会众中。他听到了这道。呐,注意。他想要交通。他不能进到……那会幕,那会幕是唯一敬拜的地方。他们只能去到一个地方,那就是在这个会幕中,才能与神交通,因为神只在那里与他们相见。呐,现在要仔细注意。那是基督的完美预表。

今天神没有应许说要借着卫理公会,浸信会,借着五旬节派来交通。他应许要在基督耶稣里交通。那就是你交通的地方。你可以跟你的同伴进行交通,加入他们。你可以去加入慕斯派,俄尔克派,或怪人派,那些社团。他们都没问题,都很好。但那不是我今早所要谈论的。我是在谈论跟基督,永恒的这位进行交通。
65

呐,然后,当血被洒出去后,就是所讲出去的道,就会用水借着道进行清洗。你说:“哦,瞧,我加入了教会。我做了这个,但我的确没有那个经历。那是什么?”那是分离的水。“哦,我想我加入到我妈妈的教会就没问题了。”那没有用,弟兄。不,先生。有人为你死了;那就是基督耶稣。你必须要接受他,然后你就会得到他。

66

然后,下一件事,你就会开始去参加聚会。你会来到这里。“哦,伯兰罕弟兄,我当在哪里团契呢?”在基督里,在会堂里,就是他居住的帐幕。“我怎么做呢?”首先,你会朝着门走过去。你会听到这道,然后你就会走进这门。你会有一个头脑的信心。你说:“哦,我听到了这道。我相信它。”

呐,在你能进到这个地方之先,有一道血的幔子挂在那里,供洁净用。你必须认出那血是一个无辜的替代品。借着所传讲的这道,带出那血的幔子。在那里你会看到有人代替你而死了。然后你就会舍弃你所有属世的财富,你所有愚蠢的想法,你的跳舞,你的不道德的生活,在你里面所思想的所有那些事,你去教会,你自己的法则,你的十诫,你不吃肉的做法,所有的那些事,你都会放在一边。
你会全身投入到那血里,说:“主啊,请洗我,洁净我。”然后在这血细胞里的圣灵,就是敬拜的地方,圣灵会拉着你走进主耶稣的血细胞里,得到洁净。然后你就会进到团契中。旧事已过,然后你会借着圣灵进到团契中,那会把你拉进一个与神在一起的关系中。然后只有一个地方(就是这里。),只有一个聚会的地方,是任何人都可以在这里的团契中相见并敬拜的,那就是在基督耶稣里。
67

教会,你们看到这个了吗?今早我拖长时间了。我没有想到,我也没想要呆这么长时间的。但我想要你们能明白我竭力要介绍给你们的。

无论有什么根基……你也许很好。你也许属于一个很好的教会。那都很好,我丝毫也不反对那些。但你曾经进到过与他一起的交通中吗?论到……你能那样做的唯一方式,就是借着他受痛苦的血。然后你去到那个地步,听从这道,说:“是的,耶稣代替我死了。我相信这个。呐,我必须要脱离所有的这些脾气,所有这些我正在做的事。呐,主啊,请带我从这血里经过。我在这里。”
过了不久,那意想不到的甜蜜平安就会进入到人的心里。然后,你就可以仰望这里,说:“呐,我是生活在这团契中。无论我去哪里,无论我做什么,我都是在这美好的交通中,那出人意料的平安,圣灵生活在我里面。我每一天活着……如果死亡临到,它对我又能做什么呢?它无法伤害到我。”你的魂渴望外面的事。每一天你寻求那个,就会看到那是在哪里了。你的老帐幕,你的疼痛,呻吟和嘈杂声,哦,那古老的生产之痛会临到……是的。那是什么意思?这陈旧的尘土之躯有一日会消失。但在那个尘土之躯中,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来,竭力要把自己解放出来。哦,那是什么?那是小鸟在呼叫灵魂。它能使自己得自由的唯一方式,就是某一天早上,那尘土会破碎,我们就可以脱落,并复活,去得到那永恒的奖赏,那时魂就会去面对它的爱主,就是在那边张开双臂的那位。唯一把你留在这里的东西就是一堆尘土。
68

今天神能传讲这福音的唯一方式就是借着这堆尘土,那就是为什么他把你留在这里的原因。那就是你们生病的人有权利去到基督面前的原因。你说:“主耶稣,如果你现在医治了我,我就会出去。我也许不会成为一个传道人,但我会谈论那个的。我会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你是葡萄树,我就是其中的一根枝子。”呐,葡萄树不会结果子。是枝子会结果子,不是葡萄树,是枝子。葡萄树只是给枝子提供能量。如果你敞开你自己,成为一根能结果子的枝子的话,这福音就能借着基督被传讲出去。其他人就会借着你的见证,借着你的生命和你生活的方式,看到基督在你里面。他是能量,但你是那展现的图画。你是会走路的圣经。

69

神祝福你,朋友。我确信今早你们会接受这断断续续的话语,尽管我的身体很虚弱等等,愿你们把这些话接受到你们心里,认识到我是从我内心中发出的这些话。要回到那个根基上,回到与基督的交通中,那样你就永远不会再从这里跑到那里,跑到外面转圈。你会一直跟他一起不停地交通。

70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司琴的姐妹,你能否上到这里来。请每一个人低头。

当我们想到这点时,我想要你们每一个人都把这个放在你内心深处。“我真的……我真的是在我应当在的位置上吗?我真的有这出人意外的平安吗?我真的跟基督有那种我真正需要的团契吗?我跟他交谈过吗?每一天我都内心火热地想要与他交谈吗?当我错过那短短的祷告时间,我的心中渴望去到他面前吗?”如果那不是你的声明,朋友,今天就上来吧,好吗?你会……你需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接受他。
基督在他的道中说:“那听我话”,这就是今早所传讲的,“又信差我来者的,”不是在你的思想中,而是在你心里,“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就是在那时,就在他相信的时候,“就不会被定罪;而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71

我们的天父,当我们快要结束这敬拜的信息时,我们感谢你,因为我们能跟基督耶稣一同坐在天上,并在这道上交通,是圣灵把这么可爱甜美的信息带给了我们,来强壮我们这些软弱的人,使我们成为他的产品。主啊,我们为此而感谢你。

天父,今天,你在台下的什么地方创造了一个新造的人吗?当这道要传出去时,他们会来到这分离的水中吗?他们现在就进到了那血中,他们在那里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进入了他们心中。父啊,今早你造了一个新造的人吗?只有你能做到。如果你能,天父,愿他们现在就能认识到这个。
72

当我们低着头时,有谁感觉到神在对你说话,你想要成为他的仆人吗?根本就不需要你做任何事。呐,不要看任何人,只要单单仰望基督,我也是。你不是在向伯兰罕弟兄举手。你是在向耶稣基督举手,说:“主啊,我真心相信。”神祝福你,弟兄。还有别的人要举手,说:“我……”神祝福你,弟兄。还有别的人要举手,说:“我现在相信,是基于这所洒出来的宝血的根基。”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我的弟兄。神祝福你,我的弟兄。神祝福你,我的姐妹。神祝福你,我在后面的弟兄。“在这所洒出来的宝血的根基上,神啊,这是我的手。从此刻起,此后,主啊,我相信在我心中发生了一些事,这给了我一个新的开始。现在,我相信。有什么东西把平安放进了我心中。”他说了什么成就了这一切?若不是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那样做到的。所有能接受他的人都在那时拥有了永生。就在你举手的那一刻,神就看到了。在我们祷告之前,还有别的人吗?神祝福你,妇人。我看到了你。神祝福你,弟兄。我看到你的……神祝福你,弟兄。

73

是在什么根基上而来?是在“因为我想要去教会,因为我想要翻开新的一页。”吗?不是。“因为有什么东西今早对我说话了,我感觉到我现在就在进到那血细胞里。有什么事发生在了我身上。今早我相信的真是跟我一生中所相信的不同了。现在我相信我已经成了一个神的儿子或女儿。我要把手向你举起来,神啊,不是向伯兰罕弟兄,而是向你,神啊,我现在就接受你做我个人的救主。在我心里有什么东西告诉我,你是我的救主。现在我在心中接受你。从今天开始,我要成为一个不同的女人或不同的男人。我知道这点。”

神祝福你,姐妹。还有别的人吗?有几十个人或更多的手举了起来,就在这个一小群人里面,只有几百个人。你们愿意举起你们的手,说:“我接受这个。”除非神告诉你,否则你不会这样,因为你是在做错误的事。但不久前,人们举起手来,是在擦他们的眼睛。
74

发生了什么事?神自己的道这样说过了。“那听我话,”那就是你,“又信差我来者的。”若不是他把自己启示给你,你怎么能这样做到呢?因为他那样做,你就举起了你的手,神说:“他就有永生,是永远不会被定罪了;已经出死入生了。”永远不会再面对审判座,你已经被审判了。神审判了你,把你拉了进去。你接受了它,接受基督作你的救主。今天你是得救的,因为你信靠他。

在我们祷告之前,还有别的人吗?好的。让我们安静地低头。
75

呐,天父,我不知道还可以做别的什么事。我祈求这道能传出去,找到自己的安息之所。今天很多人举起了他们的手。他们相信你。主啊,现在他们祈求你的恩典和怜悯。在你对他们说话的那一刻,他们就认了出来。他们知道你赐给了他们一些东西,放进了他们心中,有一些东西,不是情感上的,而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燃烧。他们接受了。

你说,因为他那样做,你就接受了他们。所以,他们现在是在你道的根基上得救的。照着主耶稣基督这永不废弃的道,每一个全心相信的人现在都有永生。我们为此而感谢你。
呐,我们祈求你赐给他们长寿。主啊,求你使他们成为你的仆人,在你的爱中被接受。现在愿他们被圣灵所充满,愿他们每一个人都能被印进神的国里,直到得赎的日子。
现在让我们低头。那些举手的人,请你们站起来一会儿。凡是举手的人,请站起来。神祝福你们。请站起来。很好。每一个举起手来的人,请站起来一下。你们所有举手的人,如果你们愿意,请保持站立一会儿。好的,请保持站立。
呐,请大家抬起头来。这些都是你们的天国同路人。请四周看一下,就是已经接受基督的人。请握住他们的手,可以吗?站在他们旁边的人,请伸出手去,握住他们的手,说:“神祝福你,我的弟兄。”每一个人。
你们现在是在作一个公开的见证,朋友。耶稣说:“在众人面前认我的,我也要在我父和圣天使的面前认他。”现在,这不朽的生命就住在你里面。我们为此而感恩。神祝福你,愿他赐给你长寿,并神最大的祝福。愿你们在心中永远记住这借着基督耶稣而来的美妙团契。愿神祝福你们。大家请坐。
76

呐,愿我对你们所引用的经文是正确的,请听神在他的道中所说的。请听听耶稣在这里所说的。“那听我话,”这就是所传讲的圣经,“相信,”在心中,“差我来者的,”这是现在时,是现在,“永生,”这不会说谎。正确的……呐,你也许不懂希腊语。但正确的希腊翻译有“佐伊,”意思就是“神自己的生命。”有佐伊,“永远不会被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这就是所发生的事,如果你现在去世了,照着神的道,你脱离了所存在的这些人,他们就会看到你去到了神面前。你会在那里生活。你可以回过头来看。你是在……你不再是在这世上了。你是在另外一个世界中。那时你会做什么?你会像那些在祭坛下的魂一样,说:“主啊,要忍耐到几时呢?”瞧?你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天使。你不是被造成天使的。你是被造成男人和女人,所以你就会渴望回去。因为当你去到那里时,你就会看到,并说:“哦,我看到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了。我知道为什么我必须要死在那里。我知道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我不是……”
你永远不会死。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你不能撒谎,你不会撒谎。你只是……你是向着必朽坏的部分死了。但你现在是活着的。你的灵现在就在这里跟基督在一起。
然后你说:“主啊,还要忍耐到几时呢?”因为你不是被造在那里的。你不是那样被造的,因为你是一个人。你渴望能回到这个身体里,再次成为完全。他说:“再稍等片时,直到你的同伴,像以前的殉道者一样被杀。”然后,你就会回来,下来……
在你从这个身体里出去后,脱离这些宇宙光和石油,你就是用这些被造成的,你去到了第四度空间,从那里出去,你就去到了第五度空间,然后是第六度空间。神是在第七度空间里。你就是在他的祭坛下。
然后当神释放你的灵时,那会披戴上什么?会从第六度空间里出来,进到第五度空间,宇宙光;从那光里出来,进到石油里;从石油里出来,进到感官中。你就又回到了这世上,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不是衰老和破败的,永远都不会再生病。你的头发永远不会变得灰白。你永远不会起皱纹。你永远不会再分离。你永远都不会死。你永远都不会饥饿。你永远都不会担心。你可以跟你所爱的人散步,握住他们的手,又吃又喝,建造房屋并可以继承它们,在主耶稣的面前永永远远地活着。那就是你今早可以得到的,因为你听了神的道。
77

这岂不是很简单吗?传道人把它搞得很复杂,你必须要来,接受禁酒令,以及所有那些其他的事。那不是。圣经说:“那很简单,虽然愚拙,也不会迷失。”只有接受那个,相信有什么事情会在这里发生。然后神就会在他的圣灵中移进来,进到那个在心里的小地方,呐,就是那个魂。呐,你相信神的道,你就有永生。

呐,现在你所需要的,如果你从未受过水洗,那就要受洗,叫你的罪得赦。然后神就应许过,要赐给你圣灵,就是在你受洗的那一刻。甚至你没有受洗,他现在也可以这么做。
然后平安就会进到心里,等等。然后,你就会开始。然后你就能真正地像一个基督徒应当呐喊的那样呐喊。然后就会说方言。然后圣灵的恩赐就开始在一颗清洁的心后面开始彰显,一个真正的根基。注意会发生什么事。那就是真正的圣灵。但如果你只是弄出一点点小情感来,不会管用的。你就会退回去,并厌恶。
如今你会看到你的心,是多么渴望要读这圣经。你多么想要独自去与他交谈,说:“哦,天父啊,哦,我真是爱你。”那就是团契。瞧?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朋友们,你们不这样认为吗?神祝福你们。
78

呐,这里有一些病人想要接受代祷。我们有没有发出去卡片或什么东西,来把人们带到队列中。我想要问你们……我相信我看到他们带了一个人进来,现在就让他坐在这下面。那是一个人……今天早上,我坐在这两个弟兄中间。那时我坐在那里,知道他们两个人都需要医治。然后在最后面那里的,我看到有别的人进来,我知道他病得很重。

呐,如果你们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呐,瞧。这是什么?在伊甸园里,神的交通和他的杰作,他的人是完全的。神就在旁边看着亚当。
呐,在耶稣基督的血把我们从罪中洁净之后,神又成了什么?他现在就在这聚会中。他就在这里。我们是在团契中。那就是他,是你在心中能感觉到的。就是他使你忘记了所有的麻烦。那使……就是那个。
79

呐,是同一位主耶稣,他为你的罪而死,他为你的疾病而死。呐,无论发生什么事,你永远都无法跟他一起去到任何地方,直到你先在你的心中相信它,他是为你的罪或你的疾病而死。对吗?

呐,有恩赐这回事。是的。神借着他的恩典,他赐下了一个恩赐,使你可以站在这里,并告诉你说你是谁,也许你是从哪里来的,是怎么回事,你的疾病是在哪里,你的结局会怎么样。那也许会是那样的。但那是在什么的根基上。只能是在神的道上(瞧?)只能是在你对主耶稣基督的个人信心上。那是完全正确的。
80

呐,你不相信他的圣灵可以在这个会堂里运行,并医治每一个生病的人吗?我生病的弟兄,你相信这个吗?你相信这个,你知道你……你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要么接受他,要么死掉,因为癌症会杀死你的,你必定会死去。瞧?你相信耶稣基督会使你痊愈吗?那是你所拥有的唯一盼望,就在他里面。对吗,弟兄?呐,那是你得痊愈的唯一方法。呐,医生已经放弃你了。他们不能……他们无能为力。癌症已经遍布全身了,都快要吞掉你了。呐,那就是他们所能做的。他们是诚实的人。他们检查过了你。

81

摩根太太,你站在后面的什么地方吗?我想刚才我看到你进来了,摩根太太……在这里,请转过身。先生,你能转过头来看,稍微偏一下头去看吗?

请站起来,摩根太太,如果你愿意的话,就一会儿。这里有一位女护士,是我的第一个病例,是在大约十二年,十四年前,她都快死了,只剩下皮包骨头。她是一个癌症病例,都快被癌症吃光了,全身都是。现在请看看她。
你想要再拥有像那样的健康吗?发生了什么事?她相信我请你们相信的同样的事。她不会,无论……你无法做别的,医生走过去,说:“哦,只剩下没几个小时了,或只有几天了,她就会去世的。”
在这里的其他人……这里坐着一个妇人,几年前的复活节,(她就在这里弹钢琴)她快要死于癌症了。这样的人到处都是。瞧?快要死于癌症了。
呐,发生了什么事?每一个上来的人都会得医治吗?他们中的一些人只是在他们的头脑中相信。但有一些人会仰望神,就会下到这里来。我不在乎医生怎么说,或其他人说什么。都是那样的。瞧?都是这样的,因为他就在这里。
你能像那样相信吗?我的弟兄,你相信他会让你活着吗?你会一生都服侍神吗?如果他让你活着,你会全心地那样去做吗?我的弟兄,你相信耶稣受死,是要让你得痊愈吗?愿神祝福你的心。我相信你会得到的。好的,坦白地说,我相信现在你就得到了。瞧?就是在你相信的那一刻,那时你就得到了。
82

呐,还有多少跟他一样生病的人,请你们站起来,就一会儿,就是生病的人,你们愿意跟这位弟兄一起站起来吗?请站起来。神祝福你们。只要站起来。请继续站立一会儿。好的。很好。我的弟兄,你愿意站起来吗?好的。

呐,我想要几个站在他们身边的健康人,按手在他们身上,你们愿意这样去做吗?请某些人转过身去,按手在这些人身上。很好。哦,何等的时刻。
“至大医生,”姐妹。
83

我要对这道负责。我要借着神的道来告诉你们,耶稣基督,他受死要让我们拥有的这交通,现在就在这里。他现在就在这会堂里与你们所有的人同在。这就是他。问题不是触摸到彼此,或触摸到我,或触摸到哪一位传道人;而是要触摸到神。瞧?要触摸到他。你们现在相信你们的信心上升到一个高度,你可以在你的心中感觉到你会痊愈吗?如果你相信,请说:“阿们。”呐,请低头。

呐,我想要你们每一个人……我要重复这个祷告,你可以从你的心中这样祷告。呐,你只要说我说的话。
84

[会众跟着伯兰罕弟兄重复他说的话—编者注。]亲爱的神,现在我来到你面前,相信你让耶稣医治我的身体并拯救我的魂。我接受他作我的救主。我现在接受他作我的医治者。你的仆人,医生,做了他们为我所能做的一切,但他们只是人,他们不能去到更远,所以我把我的身体带到你面前,伟大的造物主,就是造我的那位。你知道我的每一部分。现在我在心中相信,我会痊愈的,因为我站在这里相信。在所洒出来的宝血根基上,我相信。在我的心中,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知道我会得痊愈的。现在我把赞美归给你,主啊。我要一生来服侍你,把我的身体和时间献上,来服侍你。主啊,我相信。

85

呐,当你们低头时,请把这个放在你心中。要不断承认,“主啊,我相信。”现在,发生了什么事?你得医治了。圣灵,就是那真理,信心,进入到了你心里。呐,我要为你们祷告。我当做的事情就是祷告并赶出魔鬼,就是那缠绕你们的怀疑,使那个离开你,那样你就可以从这里走出去,真正地感恩了。

86

呐,天父,作为你不配的仆人,我来到你面前。但我记得,就像我的指纹留在这祭坛上一样,我也记得我在这里服侍你的年日。我记得天使在这里与我相见。我记得他给我的道,如果我能让人们相信的话,你会怎么做。主啊,现在我来,谴责这个怀疑的邪恶势力,就是环绕着这些人身边,使他们在各个方面都不相信的灵。我借着主耶稣的宝血而来。今早我像擦鞋垫一样上来,把我自己摆在这里,把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带上来,好像我对那个印第安人小女孩所做的一样,一直去到摆在彼岸的神白色的宝座那里,就会看到圣天使用翅膀遮盖着眼睛在飞翔。今早我把他们交托给你,主啊,求你把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宝血涂抹在他们身上。

我谴责每一个魔鬼,每一个怀疑的邪灵,每一个黑暗,每一个死亡的阴影。我谴责你。奉耶稣基督的名,从这些人里面出来,使他们可以回转过来并得痊愈。
全能的神啊,求你应允。借着神的儿子,耶稣,我祈求并这样说,愿事情如此成就。阿们。
87

现在,请你们举起手来,说:“主啊,感谢你对我的医治。”瞧这里。就是这样。“主啊,感谢你对我的医治。”哦。呐,有人站了起来,并挥动他们的手,为着他们在主耶稣基督里的信心而祝福他们。一切都结束了。

呐,瞧,我看到他们在后面扶着一个人。我看到了一个人在这里。先生,你不需要被扶出去的。你有你自己的力量。愿神赐给你力量。
交通何甜美,喜乐何丰盈,
依靠主耶稣永远臂膀;
与主永同居,平安无复加,
依靠主耶稣永远臂膀。
88

请对周围的人伸出手去,跟每一个人握手。请转过身去,跟每一个人握手。

平安稳妥,恐惧平息;
依靠……(请转过身,每一个人都握手。)
[伯兰罕弟兄和所有的会众彼此握手,人们继续唱“依靠主耶稣永远臂膀”—编者注。] ……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