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220A 主的再来

1

晚上好,朋友们。我很高兴今天下午在这里,在这城里,回到凤凰城,举行这次聚会。我儿子……在我的事工中,我来凤凰城大约有五、六次;比我去其它任何城市都多。在全美国,除了芝加哥和凤凰城,他想要我去……我到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多过我在自己的城市去我开始牧养的地方。我感激这态度。

他们开了加热器,你知道,我有点着凉了,坐在那里冒汗,外面……热的我有点焦躁。
我注意到南方这温暖的天气,你的血液稀释了。而在北方,嗯,血液粘稠了。你实在无法像从南方来的人一样耐热。我只有一个人,他们有三个人,所以,最好是加一点热,胜过让他们三个人着凉。
2

但我没事;主总是为我预备。我们很高兴,今天很高兴在这里。我的同工摩尔弟兄、布朗弟兄跟我们一起拜访了从德克萨斯州来的神职人员。你们也许渴望为你们介绍这些人和其他的弟兄。我们很高兴跟福勒弟兄和他的整个优秀传道人团队在这里。

我们必须一鼓作气,因为要从这里去西海岸。我们已经计划之后去檀香山。所以我们想顺便访问一下,向我们在凤凰城的朋友们问好。我打算呆大约十或十一天,也许经过那么长时间后我们能熟悉。我希望这样。
我们祈求主在聚会上祝福。我们相信,当我们在凤凰城聚集时,这将是我们的……不是我们的,而是主最伟大的时候,因为他的同在与我们在一起。
3

我刚听说我们可爱的罗伯茨弟兄几个星期前经过,你们有一场美好的聚会。我很高兴听到这事,罗伯茨弟兄在这里,主赐给他一场大聚会。他是一位了不起的弟兄,是主的仆人。我相信人们在一起聚集、祷告,神必尊重人们的祷告并且帮助人们。我知道你们已经藉着罗伯茨弟兄的到来得了祝福,主与他同在。愿我们帮着分享一些祝福。你们对我一直是个祝福。我相信对你们也是祝福。

呐,我们拥有的最伟大的东西就是:藉着这些努力,围绕神的道有这美好的交通,看到我们的主拯救失丧者,把那些从路上走失的人领回来,特别是医治他生病受苦痛的孩子。那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就是尽力用我们的一点知识做一些事,尽力沿着我们在地上所走的天路帮助人,使生活对活得正确更容易一些,对做错事更困难一些。那是我们的目的:就是看到耶稣基督得着他在百姓中当得的荣耀。
4

我们的聚会不只是当某个传福音的来到城里或某群传道人聚集时才见面。复兴需要从每一颗心开始,有深切的愿望去到社区等等中间,跟那些有需要的人一起祷告,把失丧者领进神的国。

聚会本身被圣灵启发,足以去到一些……不是去一家本地教会,而是每个教会藉着社区……可能藉着我们的心连在一起得到祝福。我肯定那将是我们仁慈的天父想要从聚会中得到的东西。靠着神的帮助,我要竭尽所能,我肯定你们也会竭尽所能,使这成为主耶稣要在这里做的事。我们相信他会这样做。
5

呐,今天下午我……今天下午聚会一开始,如果我就像这样进来跟人们讲道,这是第一次。通常是经理或他们某个人在第一个下午介绍教会的规章制度等等。但今天轮到我来做这事。你们绝大多数人以前参加过聚会,知道聚会的方针,我们来这里不是叫人换教会。我们作为跨宗派的弟兄来这里代表主耶稣基督。我们想要看到每个教会从我们的聚会中得到益处。每个人,不管哪个教会,或你根本没有任何教会,你都是相当受欢迎的。

我们相信这些牧师会得到祝福,传道人会因主耶稣的同在在这些聚会上而受到启发。
6

呐,最后,我们来这里不是要收取钱财,我希望我们在聚会上不需要祈求一笔奉献。可一旦……

我一生从未收取奉献,我一生从未收过任何奉献。但在我牧养的教会里,作为一个浸信会传道人,十二年我从未领过一分钱工资。我一直在想,主使我健康,可以工作,为什么我不既工作又牧养呢?呐,那不是给每个牧师的标准,因为……一个福音传道人不能出去工作,祷告,然后又进入他的教会……他在会员中间探访等等。来自会员的十一和奉献等等确实帮助照顾他。我认为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但在我的事例上,我在保护区工作,和…因为我喜欢…在树林里。我可以为公共公司工作。
7

奉献,我们通常必须做预算,礼堂每天要花我们多少钱,还有费用,看我们每笔奉献要多少。当奉献足够支付费用,我就要求经理停止收取奉献,就是这样。

在奉献的末了或聚会的末了,他们通常给我一笔爱心奉献。我希望我不需要拿那笔奉献。但我有一个家庭,我必须有我们的费用,不管我传不传道,我的办公事务等等一天大约一百美元。我给我的助手付工资。
在聚会的末了,如果不够支付费用,入不敷出,不乞求和强拉人……我绝对拒绝那样做。我不相信那个。故此,你……哦,我宁愿这样做,蒙神的恩,也不愿以别的方式做,如果不能满足预算,我就会把我的爱心奉献拿去支付。我们不需要求……作为一个传福音的,我们一天的聚会多达五千美元……他们爱我,所以他们信任我这样做。我为此感谢主。
到目前为止,靠着神的恩典,我们从不需要那样做,因为我全心相信我心里对神和他的儿女真诚,这对神是合宜的。我们在人们面前一直想要那个灵。
8

我们的聚会不大,我们一晚必须要有几千美元。我没有任何电台广播、电视、任何这些事、印报纸等等,所以不需要花很多钱。我可以在小型聚会上尽可能向更多人传道。我宁愿让聚会像那样的方式。我就能探访人们,尽我所能地帮助人。

知道这一点,即我每天都在变老。有一天我必须站在主的面前,为我在地上的管家职份交账。但我全心渴望听见主那个时候说的话就是:“做得好。”那时就结束了。我想要见到我在地上奉主名服侍的每个人,连同其他人服侍的千千万万人。
9

呐,我们一直在聚会中。几天前我们在德克萨斯州卢博克市有聚会,我们在那里举行了美好的聚会。西部人对我们总是那么好,跟东部人一样好。在卢博克市,我们举行了一场杰出的聚会,主的同在……

所以我们就……这些简短的聚会,通常我的事工不是指我是神医。任何人都知道这点。我想,真正思考、精神正常的人都知道没有人是神医。医治惟独在乎神。我从未得着任何能力来医治病人,如果其他人说他们得着了,哦,我希望并相信那是事实。
我想要看到我们的主耶稣下来,赐给人能力去医治病人。但我认为他不曾这样做过,甚至他自己没有宣称要这样做,所以我怀疑他会不会这样做。他自己说他不是医治者。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我父做的。他是那位告诉……”他说:“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换句话说,他只是以戏剧的方式把父显给他做的事演出来。现在也是这样的。那就是……
10

呐,他显给我看是什么事,我想要顺服他,告诉人们主告诉了我什么。你从未看到一次,如果你看到它不符合神的道,或者有什么错误,哦,我就错了。不管是什么,那是错的,它必须是圣经。

我相信在旧约,他们有先知、做梦的、先见等等。但他们有个办法证明那些事对不对。
如果做梦的做了一个梦,或先知说预言,光不在亚伦胸牌上的乌陵土明闪烁,超自然不回应它是真的,那么,不管信的人如何真诚,那都是错的。
我认为,亚伦胸牌上的乌陵土明废去以后,我相信今天这是神的乌陵土明,就是他的道。如果做梦的做了一个梦,或先知说预言,根据神的道,他的预言在道中,我认为那也许是这人被弄糊涂了。我相信这是神的道,是神救赎计划的根基,神要求我跟随主的受死、埋葬和复活所做的一切都在神的道中。到目前为止,据我所知,我在聚会上还从未看到任何说过的事是没有经文支持的。
11

呐,它可能不符合不同教会的神学,但看一下它,你就会在这些经文中发现。

耶稣,当他来到地上,他的事工确实不符合当时的神学,以至他们认为他是个读心思的,因为他看出了他们的意念。他有超自然的工作。哦,有教养的人说他是属魔鬼的,是别西卜。他不符合他们的教导,但却符合神的道。圣经那么说,如果你在那光中没有听说的话。
我们所教导的经文告诉我们。每节……每节经文也许都有复合的意思。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读过。我希望你有时间认识这点。比如,在《马太福音》第二章,经上说……嗯,经上记着耶稣,说:“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来。”当然那是经文,他们用在旧约,神从埃及召出他的儿子。
你在边注上阅读,其实那是指从埃及召出以色列,以色列也是神的儿子,耶稣也是他的儿子。所以同样的经文应用了两次。“我从埃及召出我的儿子。”圣经还有其它许多地方。
12

我们相信,这是应许:今天我们重演了……我经过很多的……卫理公会、天主教、五旬节派都聚集。在这些事上,我们想要因一个人的教会教义划一条线。我们相信这点:每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都是神的儿女,不管他们去什么教会。他们因为宗派栅栏而有的小隔离等等,我们想要不看它们,站在破口。从我开始,我就站在破口。我离开浸信会教会去那样做,来站在破口,说:“我们是弟兄;让我们聚在一起。”我们不能在很多的教义上认同等等。

这里也许没有两个妇女认同以同样的方式持家,虽然她们可能一同定睛在神身上。所以让我们……虽然她们是邻居;我们可能是邻居,透过栅栏见面,彼此交谈、握手,带来……我相信……你们不这么认为吗?
13

那是我们在这里的目的。我想每晚七点半聚会就应该开始。通常预备……然后,我还不知道我们要怎么……

举行聚会的基础是教导福音和举行传福音的聚会,或者让别的弟兄这样做,而我为病人祷告。那是我们的聚会,弟兄和不同的工人。
我在这里的唯一目的是跟随我弟兄们的指示,只要那不干扰神让我做的事。我们以后会讲到那个。
今天下午聚集,我想这很好,今天下午我们聚集时,我们要……我要跟你们讲我的旅行,你们都帮助赞助、差遣我去印度,如果你们想我去的话。你们想听我去印度的旅行吗?谢谢你们。我们要……下面的三十分钟我们要讲宣教事工等等。
我想这里有从未来过这里的新人。去年去印度前,你们在这里给了我一笔奉献,给了我一笔宣教的奉献。我以美好的信心收了奉献;你们以同样的方式给了奉献,它会用来荣耀神。我想我应该归功于你们,告诉你们,你们给我的宣教奉献是怎么用的,它去做了什么。
14

在我们开始讲这点之前,读神的道。神不会祝福我的话,但是让神祝福他的话。我的话会落空,因为我只是个人。但神的道不会落空,因为他是神。让我们,在我们读这道之前,让我们现在祈求他与我们相会,祝福这会堂和我们聚会的场所,因为我们为了神的荣耀聚集。

我们要感谢,这是圣地兄弟会,是不是?他们打开他们的圣地兄弟会。不管我去哪里,他们都对我好。他们开了门,我被赋予机会表达……他们敞开了门。
在我父亲的家人中,或我母亲的家人中,或我妻子的家人中,我是我家里唯一一个进入共济会或圣地兄弟会的,到他们的组织里。愿神祝福他们,是我的祷告,愿他们每个人……每个人……
呐,我们晓得,如果我能这样说,你们每个人都是基督徒,如果教会不能带来每个人都是基督徒,何况一个组织呢?但我们祈求主耶稣基督本着他的怜悯在我们离开这地方前拯救他们每个人。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
15

呐,让我们低头跟这位伟大的君王说话。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今天奉主耶稣满足一切的名来到你面前,知道这点:即你应许了“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我们来呈献的是他,不是我们自己;因为神从未应许你会因我们的名应允,但你应许了要因主的名应允。所以当我们去见你时,我们把他摆在我们面前。主啊,当我们藉着耶稣说话时,请垂听我们。

我们为有机会在这座大城市里跟坐在这里的人相会而感谢你。今天聚集在凤凰城,从混乱中兴起事情来。父啊,我们祈求,藉着你伟大的信心,你要从这混乱中兴起永生神的杰出教会,用圣灵充满和膏抹他们,使属神的伟人能上前去,进入一个信息,环绕……
请祝福这城里的每个教会、每位牧师。我们祈求你祝福这群人,祝福这里的组织,他们开了门,让我们在他们的圣堂里敬拜。
16

父啊,我们祈求圣灵今天进入这圣堂,膏抹这地方。让每个天使就位,照着……让每个来这会堂的人都被圣灵大大充满,使他们的生命完全奉献给你。我们现在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为了这次复兴奉献这地方,愿伟大的事得以成就;愿罪人来到祭坛,为他们疲惫的魂寻求平安。愿那些偏离常规的人,愿你呼召他们;愿他们谦卑地来到基督的十字架前,接受他们倒退的赦免。

主啊,你的儿女在这城里和全世界受苦。神啊,愿你今晚进入这会堂真正的信徒里,愿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父啊,愿他们带来信心,愿圣灵的运行以你的同在为每个人完成信心。
祝福每首歌;祝福传福音的、牧师和所有人。愿他们得到应许。主啊,在神的同在中以圣灵膏抹他们。父啊,请应允,因为此刻我们正在服侍你。神啊,请应允。因为今晚我们来到这地方,我们的想法……我们藉着主的道被洗净。父啊,将我们从邪恶的意念和一切跟你无关的事上分别出来,我们祈求你为医治队列赦免我们那些事。父啊,请应允,我们现在把一切交托给你,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阿们!
17

你们在两边的能听得清我吗?如果能,请举手说你能,好吗?这里呢?好的。后面,后面,这后面?好的。中间……你们祷告,愿圣灵……

首先,我们要读一些神的道,作为一个……我在谈异象,我想,读《马可福音》16章是好的,从14节读起。
14后来,十一个门徒坐席的时候,耶稣向他们显现,责备他们不信,心里刚硬,因为他们不信那些在他复活以后看见他的人。15 他又对他们说:你们往全世界去,传福音给一切受造的听。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所读的道。
主所赐的这使命是向普天下传福音。呐,有时候我们纳闷……
在我心里,我来讲台前,不想要你们预先思虑要说什么,因为我不是学者。我的语法肯定不好。如果我要写下一些东西来讲……之所以我拿……我相信……那对我没有什么益处。所以我必须倚靠主告诉我要说什么。我度过了二十三年,我愿意相信他。所以,他把我带到安全的地方。
18

呐,我内心相信,似乎前几个星期要传讲“主耶稣的再来”。我在切陶奎试过了;我试图根据主的教导,他教导……我以为那天晚上我会在什里夫波特传讲。我相信这次聚会我要讲…哦,讲主的再来。

呐,我正在写一本书,不像我其它的书,因为它们是别人写的。我不是一个学者,所以你可能听得懂我的口头禅。我只想用自己的话写出来,有点像评论神的医治,我自己个人跟圣灵打交道,圣灵是主题。关于医治,或者它是什么,我有点想从《创世记》、《出埃及记》、《申命记》等每卷书里选,从每卷书里选有关神医治的摘录,把它带到新约。
呐,我把它录在磁带上,也许很快我就可以抄写下来,得到它。呐,神告诉了我。
19

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我们所生活过的最非凡的日子,任何人在地上生活的最伟大的时候;因为……你说:“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怎么样呢?”

哦,他要来接他们……出场,如果他……他们永不再哭泣的时候要到了。那是我们……那只是在人类在地上所拥有的天路中间。现在我们要成为……这个时候要结束一切必死的生命,进入不死之中。整个人类……
所有时代的一切罪都堆积在现在活着之人的这个时代。来自我们祖宗天生遗传的一切软弱而生病,疾病、病症在全世界前所未有地爆发。
20

另外,我相信:撒但被预言在末日要像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毁灭必死的生命和属灵的生命,以及他能吞吃的一切。我相信:如果今天所有的邪恶都倾泻在人类身上,我相信所有的祝福也要倾倒出来,像以前一样,末日由天父倾倒在教会身上。我们生活在何等的日子!

哦!我希望我能看见主的降临。我相信我们就活在其中,因为我希望我活着看到那个日子,我能看到他们从亚利桑那州穿过旷野,手挽手参加空中的聚会。那将是何等的日子!弟兄们,我希望你们的心渴望,认识到原子弹、氢弹、钴弹正握在邪恶仇敌的手里。几个小时后,一夜之间,某个狂热者就能完全毁灭整个世界。它在不敬虔、罪恶的人手里。你要……就是这样。进入那个……
我们生活在何等的日子,神正在让他的教会准备好。哦,巴不得我们能……神必祝福我们,打开我们的眼睛,看到神正在做的事。
我知道这很难说,因为我认出那只是个狂热主义,只是相信那个。但你可以看到同样的事就发生在真实的耶稣第一次显现前。就在我们第二次看到前,你一定会有很多这样的事。所以,那只会将生命带给准备好的信徒,因为那时刻近了。
21

呐,今天,如果我卑微的信仰,我刚才所读的经文是今天可以传讲的最伟大、最基本的信息之一。不管怎样,我不打算传讲那个;我只是用那一节作基本的经文,谈谈宣教士的经历。

但我们正留意耶稣降临前还剩下什么事要发生。我相信今天它正在发生。
呐,耶稣从未吩咐我们去建教堂,虽然那是好的。耶稣从未吩咐我们建立组织,虽然那是好的。他从未吩咐我们建医院,虽然那是好的。他从未吩咐我们办神学院,虽然那是好的。但他吩咐我们做的事,我们却用我刚才说的这些事取代了他吩咐我们去做的事。“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不是建教堂,不是组织人,不是做这些事,而是传福音。
22

耶稣说。他们钉了他十字架。但他应许要回来。他说:因为这福音要传到普天下,见证他要回来。直到那件事成就,他才会回来,才能回来。耶稣正倚靠教会执行他的命令。我们代之以神学教师等等,却离开了真实的东西,把它当作真实的。要传福音!

哦,神……哦,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们这些年已经传了福音吧?”我带着敬畏说:没有!瞧?
你知道三分之二的世人甚至还从未听过一个有关耶稣基督的字吗?这个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还从未听过主耶稣基督。三分之一……基督教大约落后了三、四个地方:第一是伊斯兰教,然后是佛教等等,接着才是基督教,所有的新教和天主教合在一起。看到我们落后他们多远吗?
23

在一切的……我们彼此之间,天主教和新教之间有一点分歧。新教……这是全备的福音,“我们有……”等等。他们每个……我们在这里互相攻击。

哦,你看到吗?让我们停一会儿,思想这些事。让我告诉……我喜爱大喜乐。那是为什么我们……那是为什么我们以唱歌敬拜圣灵。我们需要有……但在我们能吃玉米之前,必须先到我们要剥玉米的时候。让我们认真处理相当严厉的福音教导和思想,看我们能像那样从哪里开始。
福音不是指发小册子,小册子是好的。愿神赐给我们更多出版宗教小册子的社团。这是行事的一个方式。但我认为出版宗教小册子的社团已经做了更大的工作,成就了更多的事,超过了我们福音传道人所做的,是不是?没错。因为……还在地上。
24

福音不是“出去教导他们圣经”。那不是福音。经上说福音临到你们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圣灵的大能和明证。福音,那是道。但字句叫人死;圣灵赐生命。

呐,种子落在讲台这里,只是一粒种子,它死了,受孕,死了之前,它没有做任何事。种子……道必须彰显出来,才是属神的。
经上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呐,人们……道是……接受道是思想的表达。它能是道之前,必须先是一个思想。所以起初神赐下将来是什么的思想,并为此把道说出来;我们看到,我们接受道,道就把神思想的东西带来。道是种子形式的福音。
25

如果你要求我,比如说:“伯兰罕弟兄,在你们家乡有橡树,请你给我一棵橡树好吗?”我会给你一粒橡树籽。你有一颗……你就潜在地有了一棵橡树。但它是在种子的形式里。你还不能说你真的有了一棵橡树,直到种子长出一棵树来。

哦,传道就是橡树籽,但使它活起来才是福音,瞧?是的。如果神应许了圣灵,那是道。领受圣灵就是使道活出来、彰显出来。如果神藉着道应许了这些祝福,他就是在赐下道,将他所说的带来,这就是福音。“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
26

有很多的证据,光是教导神的道做不到。主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邪灵),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呐,那是福音,到达了……神学和教导已经取代了那个位置。

呐,我相信我们正生活在圣灵运行在人心上的日子,不管有多少批评,有多少狂热,神都有义务从外邦人选取……这就跟我站在台上一样完全,他必做这事。
我相信圣灵正在运行,上前。因此,我的心燃烧。我失败了。我意识到我不是在对整个美国说话,而是在对美国人说话,或所谓的美国人,真正的美国人是印第安人。这本是印第安人的土地,你们从他手里夺了去。但我们自称是美国人。
27

但我相信在美国的复兴、大呼召,整个地被美国人拒绝了。美国人简直察觉不到这道。已经有足够的福音以道的形式传遍美国,维持这个国家是第二个伊甸园。但他们压制这道。伟大的布道家葛培理、杰克·舒勒、奥洛·罗伯茨,其他许多伟人穿越全国,传讲福音,神做工。哦,他一直在感动人们接受基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但他们又回到世界打滚,像起初一样。

这样的事就像知识的信心。几个星期前在芝加哥,我听到电台播放一件令我心激动的事。他说这是神说的话:“人心里怎样思想。”心。科学家说神把一切搞混了;心脏里没有用来思想的智力;人只是用头脑思想。人的头脑是他思想的唯一东西,不是用心,而是用头脑。但神在这里说,思虑……神说:“心,”他指的是心。
几个星期前,医学发现:在人心里的中央有一个很小的地方,周围没有血细胞或任何东西。他们宣称那是魂的居所。动物没有这个。总而言之,神是对的。人是用心思想的。
28

呐,你可以通过听神的道,在你头脑里理解它,在那些基础上接受它而得到知识的信心,那是知识的信心。但耶稣在《约翰福音》5章24节所说的信心:“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永生不是来自知识的信心,而是来自重生的经历。正如人心里思想,他重生了。思想出自他的魂,不是出自他的头脑,而是出自他的魂,有东西说那是对的。违背的就是错的。阿们!我希望你明白。总之你知道。哦,不是医生说什么,不是医生说什么,传福音的说什么,每次你魂里都知道。

当你里面的魂重生了……但那是神给人的福音。那是福音。
29

在海外旅行,去非洲和不同的地方。我看到,我相信我上次在这里时告诉了你们,去非洲举行第一场聚会,我们一场聚会有三万人悔改归主,我相信福音。

当我们开始去印度,从这里经过,告诉你们我正在安排去印度的旅行,我们离开纽约后,我的第一站是葡萄牙的里斯本。他们有一辆大的厢式货车等候,我们爬上车,有个德国男孩知道这一切的事。
哦,我……基督徒的身量,等等。他们吃了一点饭。有机会在他们面前见证荣耀的福音。葡萄牙人几乎百分之百是天主教徒。他们很多人不去教会,但他们……那是国家教会,所以他们是天主教徒,因为他们是葡萄牙人。他们认为我们是基督徒,因为我们是美国人。那并不表示他们是基督徒。
因为你爸爸妈妈是基督徒,这不是你是基督徒的记号。你是基督徒,是当你里面从神的灵重生了。这样你就是基督徒。
30

但在那里,我们在山坡后面发现一间五旬节派小教会。哦,他们几乎到处都有。我们可以在上山的地方举行两个晚上的聚会。我们在那里不一定要为病人祷告。但当时我摆脱了每个跟我在一起的人。我们上去为病人祷告。你谈到医治聚会,我们有一场。哦,饥渴的心爱主。

祭坛呼召之后,百分之百的天主教徒都信了。他们接受了主耶稣。哦,非凡的聚会。
31

从那里,我们飞往罗马。你知道,我不是天主教徒的原因……我以前的家人都是天主教徒。当然,我想要访问罗马。

哦,我丝毫不反对今天在场的天主教徒。我的天主教徒朋友,我不反对你们,就跟我不反对新教徒一样。我不称自己是天主教徒或新教徒,或任何一个。我称自己是圣经的信徒,是主耶稣基督的敬拜者。
32

这就是为什么。天主教说:“所有的道都是默示的。但教会在道之上。”那是错的。

新教说:“这是默示的,跟我相信它是默示的一样。我们看到的不是默示的,我们认为那不是默示的。你接受的那部分,你们的神学允许他们说它是默示的。”
在我看来,每个字都是默示的,它是基督徒的唯一根基。我相信它是神的道。我知道。但今天它是真的。它是完全的,跟我站在这里一样。它是神绝无错谬、永恒、永在的道。老实说,它是神自己住在道的样式里。
那奇不奇妙?会众,想一想:神自己在道的样式里。嗯,朋友们,我宁愿接受那个,也不愿接受天主教和新教合在一起的整个理事会。这是神的道。神从未死去。他起初是道,他仍然是道。
33

呐,在那里我们想要看梵蒂冈城、宾馆等等。那是真的。我们要看梵蒂冈城,到了圣彼得教堂等等。

呐,那天,我也许有点儿泄气,说彼得埋葬在那里。我不相信这点。因为我相信他们在这点上有一点讨论。他们不相信,所以……[原注:磁带空白。]常常……进入那些地下墓穴,进去里面,看到早期圣徒在地底下走的所有图片和工作,那只是在底下的墓地。你看到那些小孩埋葬的地方……神对此可能有一些话。如果你想要相信,我相信。
有人说:“这是帕特里克埋葬的地方。”
我说:“你们那里坟墓的样子,看上去不怎么像他。”
34

我们从那里出来,然后下去看保罗砍头的地方,我进去里面,是个又旧又冷、阴暗的牢房。我躺在他所躺过的褥子上,感到惊奇,在圣灵的默示下,躺在阴沟下……

我想:“神啊,我的圣经对我意义太大了。”我相信它是默示的,还有书信。
接着他们想要带我看一间大教堂,这大弥撒一直都在那里举行。我去了那里,他们有大弥撒或某种弥撒。他们领我进去,我到了那地方下面,他们在那里有墓地,他们埋了所有的修道士,直到骨头上的肉都没了,他们又把骨头取出来,用骨头制成轮子,所有的灯具都是小骨头等等,制成灯具等等,悬挂在人的骨头上。更有一些婴孩的坟墓。他们拿了骨头,教堂下面好像成了墓地。呐,站在那里,有东西临到我。我想到这是那些修道士的头盖骨。
35

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旅客走过去,磨擦那些头盖骨,直到几乎在上面磨出洞来了。磨的地方发白,人们磨擦那些骨头,要从死人的头盖骨得到祝福。我想:“人们怎么能这么迷信?”他们想要知道。

有一块小匾挂在这坛上。“我们想要……有一天我们将是其中一个。”那让我想到了一些东西。
第二天,他们让我随时准备;他们有个……我要被教皇接见。所以他们安排我见罗马教皇,他说他要为我安排这事。
我问冯·布隆伯格男爵我需要做什么,我知道见教皇需要许多的步骤或之类的事。我需要穿着得体才能去见教皇。他们告诉我需要亲吻他手上的戒指并称他为“父”
36

我愿意给任何人应得的荣誉:博士,不管他是什么,除了崇拜人;那是不同的。我不肯。我说:“我不要见他。”瞧?我不想向一个人做任何崇拜。崇拜属于神,惟独属于他。那是天主教行事的方式,那是他们的信仰,就是这样。但对于我,那是最糟糕的无知。圣经说:“不要称任何人为父。”所以我不能这样做。我的良心不让我这样做。圣灵禁止我这样做。所以我去了一间五旬节派教会,退回到街角,就在梵蒂冈城的影子里。我们去了那里,在一个巨大的帐篷里。神让圣灵降临。晚上人们在街上跑来跑去,尖叫,喊叫,赞美神。

37

我们继续往开罗去,然后去了阿拉伯半岛,从阿拉伯半岛去孟买。由于那是传道人团体等等、大代表团所在的地方。他们有两三场聚会读他们那里的……他们有一大群人离开。我想每个人都有托词离开。我想他们打了电话。

所以他们……我们到了山顶,找到一家宾馆,付了一个房间的钱聚会。有个女士,比我先到那里大约六或八个月,也许更久一些。他们有医治大会,引起了麻烦。弟兄们告诉我们,我们不被允许收取奉献,不然我们想要接受……所以他们不让我在礼堂举行聚会。
38

后来我……城里的市长从那里来,我和管辖四亿七千多万人的印度总统赫鲁会面。当我到了那里,我想市长叫来了一群高官。

在印度,当你到了时……吃任何东西。我一生从未见过那样混乱。他们告诉我,我不得去到户外。但我们必须留下来,因为宣教士们引起了麻烦。
我们有一个教堂,也许可以在一个教会举行聚会,因为外面无法给予保护,但如果是在教堂里,他们就可以。市长亲自告诉我,城里有五十万人来参加医治聚会,参加聚会。你知道孟买街上是怎么样的。他们有一幢很大的教堂,某个圣公会教会,很大,大约跟这礼堂一样大。一幢很大的……在你面前占地大约半英亩。在每个麦克风上……人们在一个又一个街区,他们甚至把装了无线电话机的巡逻警车开到那里,想要为我让出地方,进入车里,去到我们要为病人祷告的地方。你一生从未见过那场面。人们像堆积木,叠在对方身上。
39

会众,我常认为美国有穷人,但当我看到印度以后,美国就没有一个穷家庭。如果今天下午你上街,看到一个人从垃圾桶里翻东西,他并不穷,那人要么是精神病,要么是压抑。我们这里有慈善机构。我们有慈善组织会帮助他。我们有老圣徒之家、老人之家。我们这里有慈善机构会帮助他。几乎没有东西不愿帮这人。他要么精神错乱,要么宁愿这样做。那是……

呐,如果你在印度看到一个人,没有东西帮助他。呐,我不该说我们在哪里……类似这样。如果我告诉你……但我这样说。我可以说很多,但我不想说。
40

不管怎样,我心里有自己的主意和想法。但在那里有人类所见过的最可怜的景象之一。我在南非看到,他们在那里让黑人住在小卫生间里,那些可怜的人一生从未洗过澡,不知道左右手。我以为那是悲哀的事。

但当我看到印度,在街上看到他们,麻风病患者的手只有残肢,小孩子的脚趾大约这么长,站在那里,妈妈喂那些可怜的小家伙,小孩子萎缩了,手不够……尖叫,哭喊,因缺乏食物快死了,我就忘掉了南非。我们生活在……垃圾桶里。
弟兄,哦,我告诉你一件事。这是在另一边。你知道,圣经说末日异教徒要醒过来。他们也在醒来。当我看到美国……那里的船……在那些穷人面前会有一个改变。
41

一个男孩有这样一只大脚,像这样拖着脚步,想要拿一个杯子从美国人那里得到几块钱,走上来,他们像这样摊开手,离开了那个可怜的小家伙。愿神怜悯!我们自称是基督徒,因为我们是美国人。听着。那什么也不是。

有个人坐在路旁,脸上蒙着破布什么的,老人坐在那里。我在印度时,从未见到一个人穿鞋,从未见到一个人穿衣服……从未……像那样的任何人,他们的脚,没有穿鞋,走在街上……他们在那里……神会看顾他们,像那样走在街上,一块旧头巾垂在身后,走着。他会走上来,倒在街上,躺在那里;那就是他的家。如果你说他不会起来……他们会死在那里,他们会死去,晚上人们把他们抬走,放在那样的小东西上,拉到一个大烤炉的大斜槽上,扔在那里面,烧成灰。
超过四十个孩子在聚会上,听到那个……两三天,因为所有的指望都绝了。他没受教育。现在你能想象是怎么回事。他们有自然资源,却没有智力去开发他们所得到的。
42

老人坐在那里的泥潭里,他想要从泥潭过来。如果他想要找些水喝,就从泥潭里喝。如果他想要煮饭,就从他洗东西的地方取同样的水,因为他没有别的东西。他生活在他祖父所在之处,也是他父亲所在之处,他父亲死了。他祖父也一样;他父亲也一样。现在他也一样,他们也许被扔进同样的东西里。

后来,世界的风云人物经过,粉色的、蓝色的凯迪拉克车……然而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告诉他,我们都是从一个人出来的;我们都是平等的。发生了什么事呢?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呢?管辖其他的世界:共产主义在接管,我们是造成这事的原因。是的。共产主义带着错误的经济进来,承诺他错误的东西。哦,他们关心,但其实他们本身是……这些人所做的事等等,像天主教徒等等一样。他们去到中间。穷人有一个魂,但他来到世上,承诺给他东西……如果他打电话,我们就……威士忌税、啤酒税和类似的东西。教会也一样。我们一头往前撞。我最好在这点上停下。在那中间没错。就是这样,一幅图画。那些贫穷的圣徒。我告诉美国人,我剩下的那些钱,机票买了后我会继续停留,我会教导那些人。我去到那里,只有很少的钱。当我在那里往外看,看见那个,我的心衰竭,我实在受不了。
43

我在那里观看,他们靠近宾馆了;我往外看,看见那些人。这些人走过来,散在街上。我开始分发,他们不得不带我离开,因为穿着有点不同的人走另一边,在街上过来。下去,街中央至少有一部分队列……街上……他们必须打开那些……躺在那里……捡起研钵,他们叫做研钵,像那样的大石头。可怜的妇人带着快饿死的孩子,在那里靠墙坐着,站不起来,一些妇女太虚弱了,妇女们……她们的头……像那样衰弱,肮脏……七十五磅……像那样戴在头上,跑上来大约三、四步,甚至不下去,那样做,在她们得到以前……整天没衣服穿,只有一块缠腰布,可怜的妈妈……她们太多了……她们不像那样说话,害怕会失去工作或位置,你几乎不能捏住鼻子,她们是人。

44

他们不是……他们不是木偶,他们是神的孩子。在我们国家,他们跟我们有同样的权利。但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失败了,基督教教会没有带给人(绝对没错。)……

现在注意。在那里,当我们到了,我告诉比利,“我们怎么能这么做呢?”
他说:“爸爸,我不知道。我们没有……”我走到那边的窗户边,往外看,这里都排满了人,满街都是人。他们被带进栅栏等等里。我想。
首先,他们给我拿来了晚饭,我吃不下,想到那些可怜的人在外面。我根本吃不下。我有一个橙子和几块饼干,我走出去。有个女士带着哭喊的小孩像那样走来,我几乎没有走五十码。哦,他们几乎都……
那个可怜的妈妈坐在那里,抬头看,泪水从眼里流出来,小孩子,小手像那样伸出来。我受不了。
45

我看着她们,说:“哦,比利!”他说:“爸爸,我看到了。”我看到他也拿出了饼干。我回去,要再拿一些饼干。就在我出去、开始扔饼干的时候,那是你所看见的最凄惨的景象,看到麻风病患者几乎没有手,几乎没有脚,只有残肢。

听着。我不知道……当一个国家显示这些基督徒,我们……类似的事,不是去某个地方吃……你的魂有……真的。记住,我出生,这是我的家,是世上最伟大的国家。但让我们明白我们的基督教……因为你有……他们跟我们一样。我们去到那里,我说……
46

那天晚上,我们出去聚会,他们带我过去。几乎是不可能的。第二天,我受到印度十七个不同宗教的接待。想一想:十七个不同的宗教,每个宗教都贬低基督教。

他们带我到耆那教的庙里。呐,他们有伊斯兰教、印度教、锡克教、耆那教、佛教。哦,有些拜太阳的,有些拜母牛的。
耆那教是……他们不剪头发,只是用手指拔掉头发。他们不剪胡子,所以用手指拔掉胡子。他们必须拿一张纸贴在嘴巴上,挂在耳朵周围,因为他们害怕他们会吸入一只小昆虫,那可能是他们的祖母什么的,轮回。他们走路时,有一个小东西在前面扫地,因为他们可能踏到了他们已经死去、又以跳蚤之类的样式返回来的叔叔或阿姨等人。那可不可怕?那些人在肉身上是男人女人,是我们的弟兄姐妹。如果你要死了,他们可以给你输血,救你的性命。不管你是中国人、黑人,不管你是谁,神从一个血脉造了万人。但你知道吗?他们把一点点动物的血输入你里面,就会要你的性命。动物不能接受、使用对方的血,从一个种类到另一个种类。看到神怎么创造我们吗?我们绝不是从动物来的;我们是从神来的。神照他自己的形象造了我们。
47

呐,在那里,好像他们做了……注意。当我们经过……去聚会。那天晚上,我要去耆那教聚会。他们领我过去,你脱掉了鞋子,走进去,坐在大祭司旁边。他们让所有人坐在我面前。这十七个不同的宗教代表都在那里,继续看着……我坐在那里。所以,他们拿了……他们有聚会。

其中一个人说:“你称……你们在美国自称是基督徒,自认为虔诚。每个基督徒坚持某种……或某样东西……”[原注:磁带空白。]
他说:“某个……你们用某种原子弹杀死了一部分世人,还说你们虔诚。”那真使我不安。
48

接着站起来的另一个人是伊斯兰教徒。他说:“你是基督徒吗?”他说:“你说你的书叫做圣经。我们这里的商店里有圣经和各种书。我们问了他们一些圣经上的问题。比如,你们的《马可福音》16章,那些人是最初的……我们问他们,如果我们能看到你们所谈论和说从死里复活的这位耶稣,如果我们能看到你们教师行出你们说你们要做的事,我们就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但他说:“你们都说那部分不是默示的。”他说:“我要你知道一件事:整本可兰经都是默示的。”

就是这样。我用那个……对于那个不信,我这样说:“先生们,你们愿意参加我的聚会吗?我们能不能尊重耆那教等等,带我进入一个地方呢?”他们答应了他们会参加。
49

第二天晚上,即我的第二个晚上,前一晚有个人坐着,他不能走过去,因为那是……当我说第一……他们只当我们在祷告。

第二天晚上,比利和我下去聚会,我们至少花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想要进去。他们有几排人,四、五排警察和民兵挡在那里。告诉我……散开,直到我们上了那里。
那天晚上我们到了聚会上,他们让所有这些人坐在那里。圣灵临到。哦,那是我所喜欢的。
不久,他们不能发祷告卡,所以他们就说……让他们下去,为他们祷告。所以他们下去,挑一个人上来。比利和两位弟兄下去,挑了一个人,领他上来。至少有两英里远的人……真是有,真是有……
所以,两三个人经过,主显给我看问题是什么,但没有接管聚会。我不能那样说。当然,那是魔鬼。
50

一个小孩子经过;我想:“这肯定是时候了。”我往外看,说出了他是谁,从哪里来,做了什么,他的一切。当然,他对他的医治不确信,所以我让他过去。

又来了一个瞎眼的人。他们……当他上来,站在那里,翻译在跟他说话,我看见他的……主做的第一件事是说出他是谁,然后说出他是个结了婚的男人,有两个孩子,说出他是敬拜太阳的。(呐,他们所做的事,站着注视太阳。当太阳升起来时,他们就面对太阳,直到太阳绕过去,在西方落下。)他因敬拜太阳,完全瞎了,有二十年。
我观察他,看见异象说的事。当异象一消失,我开始转向会众,只是为这人祷告,让他过去。他……他当场恢复了视力。阿们!
51

哦,你可以……哦,何等的感受!我认为角落的每个魔鬼都会跟着来。我想:“现在是时候了。”于是我转向人们,说:“你们说你们要看到耶稣基督真的像他在地上时行出这些事,你们就会接受他,像当时一样。”那正是耶稣做的事。他从未宣称是医治者。

他说:“我只做父告诉我做的事、他显给我看的事。”《约翰福音》5章19节,他说,他经过那个池子,所有的残疾人都在那里,他只医治了一个躺在小床上的人。当他们质问他时,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
我说:“当然,我不能医治一个人,但如果神告诉我说某个人得医治了,我就会那样做。”看见那个人躺在小床上;耶稣知道他在那里。神跟他说了这事,这人在哪里。
但我们发现神在他的事工中继续,巴不得我们……那是……相信。你们听得懂我吗?
52

呐,我说:“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当我们现在准备结束时。)我要问你们一件事。”我说:“印度各宗教的先生们(不是弟兄们,因为他们不是),”我说:“这是一个男人,圣灵叫出了他的名字,说出了他是谁,这正是我想要做的。这是一个男人,我甚至不会说他的语言。我们出生相隔一万多英里或更远,”我说:“生在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不同的语言,(我记不清楚。)圣灵刚告诉我他是谁,从哪里来,做了什么事。”我说:“那足以使你们信服。”我说:“呐,他瞎了。”[原注:磁带空白。]

我说:“呐,世上各宗教的先生们,你们的宗教能为这人做任何事吗?”我说:“不只是改变他的思维方式。你说:’哦,他是拜太阳的,他瞎了,心里真诚,他拜他的神。’”我说:“呐,他拜的是受造物而不是造物主……创造,而不是创造……造物主。”我说:“你们明白吗?”我说:“呐,如果你想要把他变成耆那教徒,怎么样呢?你会说他错了,因为耆那教徒拜昆虫。如果你想要使他成为拜母牛的,你会告诉他下去拜母牛;伊斯兰教也一样,佛教也一样。你们只是改变他的思维方式,这是心理学。”我说:“我们在美国也有同样的事,只是神有点不一样。但一个人想要把浸信会信徒变成卫理公会信徒,或浸信会想要把路德派信徒变成长老会信徒;五旬节派想要把一神论的变成神召会的;一神论想要搞出某种别的东西。”神在哪里呢?是的。神拯救我们。当然。永生的神在哪里呢?神呼召人敬拜他。
53

我说:“我们在美国有这种事。我们只有一位神,但我们有很多不同的组织,想要使人们认为神在卫理公会里;我们认为神在五旬节派里或认为神在神的会里。我们认为……分开。我认为那是心理学,人生在东方或生在这里,就是这样。”不管你属于哪个教会,如果你出生错了……

呐,我说:“是那样的。我们在美国有同样的事,只是形式不同。是同样的魔鬼在做事,只是藉着别的形式。”但我说:“如果那……如果你们每个人都说你的神是不死的……”所以,哦,他们受到了希伯来宗教的警告。我说:“呐,如果有一个区别,所有的创造都来自你们的神,这是受造物的神。你们肯定能对此做一件事。”哦,弟兄,那是……
听着。你认为我会在那里像那样挑战他们吗?不,除非神那么说了。但当神那么说了,事情就解决了。你在神面前屈膝。
我说:“呐,如果我讲了真理,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第三天神使他复活成为见证,他升上了高天,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看哪,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看哪,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是的。我说:“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绝对清楚地印证了他在圣经中应许要做的同样的事。”我说:“现在上前来。如果这里有医生或任何人要先检查这个人。”
54

我说:“如果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我已经看到这个站在这里之人的异象,他会恢复视力。”我说:“现在,如果这里有医生或任何人……”想一想,五十万人。我说:“如果你们底下印度各宗教的任何先生,如果你的神是有能力、全能的神,就上前来,为这个人行出这样的神迹。”

大家都保持安静。是的。因为他们不相信异象;他们不相信超自然。他们没有用来相信的东西。
但他们把这人带过来。我说:“这人今天下午站在这里,如果耶稣基督赐给他视力,我现在要告诉你们。”我说:“如果神使耶稣复活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但基督已经说站在这里的这个人会恢复视力,他瞎了,正如他今天告诉你们的。”
几百个宣教士站在那里注视着。我说:“呐,他们的人也一样。”
55

瞧,我们没有感谢神,没有呈献他是造物主。这证明了……阿们!

于是他们把这人带上前。我按手在主告诉我按的地方。我说:“亲爱的天父,为了你道的缘故,我站在敌挡我的十七个完全不同的宗教面前,这些可怜的人被带瞎了,今天求你显明你仍是从死里复活的主耶稣。让他们知道我们讲了真理,耶稣是神的儿子,复活了,今天与我们同在,做他过去所做的同样的事。主啊,你在你的圣经中应许了。我现在求你应允。”
我把手从他眼睛上拿开,他发出了尖叫声,你不需要强烈同情他。他开始祝福大家甚至市长,拥抱他的孩子们。他能像今天在这会堂里看见的任何人一样看清楚了。是的。他在印度总统面前见证,警察跑过来。嗯,他们会从你身上踩过去。
56

我像那样站住,说:“呐,”在我这样做之前,我说:“如果耶稣基督照着经文恢复那人的视力,正如我说的,这里有多少人愿意宣布放弃其它所有的宗教,接受证明自己在这里的活神呢?这里有多少人愿意?”哦,他们的手到处举起来。我说,哦,我说:“呐,多少人接受耶稣基督作个人的救主,你只要……”到处都是黑乎乎的手,人们尖叫,向神举手。我无法告诉你们有几千人接受了主耶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在荣耀中我们会看到。

你们是成就这事的人;你们在其中有分。是的。那天晚上离开那里,他们扯掉了我脚上的鞋子,拽掉了我的衣服,撕破了我的口袋,那些人……汽车……他们……人们拍打……
57

哦,走在街上,那些可怜的男人女人躺在那里快死了,等等,人们甚至走不过去。那天我们开始离开时,没办法过去,没法过去。他们说:“伯兰罕牧师,我们现在要……但我们……在新德里,我们在那里有容纳上百万人的竞技场。”若神祝福,我要回去,成千上万人要归向主耶稣。那是什么?你们拿出奉献,肯定是的。你们可以给他们发一百万本小册子。那很好。你们可以给他们传讲这里面的福音,单单讲道,这是好的,是好的。好极了。但这里……福音是明证……各国……作为一个国家,因为书写的道;不是接受圣经所说的……藉着向各国和各人传讲福音向人们显明,然后耶稣要来。

我相信耶稣正在呼召人们进入这末日。我相信此时在各处祷告和传讲神的道。我爱主;我全心相信他。你们也一样吗?
58

藉着你心里的经历。不是伸手到这里。不是因为你能……相信,那是好的。那是第一样东西;就是信心。但藉着信心你先……事情发生在这里。神救你,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但它真的发生在这下面了吗,朋友?今晚有东西触摸吗?唯有神……不管你做什么……你叫喊,想要跳跃,你可能说了方言;你可能做了这一切事,但那不是我所讲的。瞧?我讲的是平安,使你跟神与大家和好,出人意外的平安。

人们若有能力移山等等,却没有爱、爱……我若有能力,周济穷人,说万人的方言和天使的话语,这一切别的事,我就算不得什么。心里平安,福音。有人在道中听见……但要接受在这里的主作能力。瞧?它在你心里。我希望你接受了它,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
59

天父啊,此刻讲完福音了,我们来到你面前;主啊,你知道万事,知道人的心;你在这里看到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些日子,世界怎么改变,怎么狂热,人们怎么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好像他们只是来,不管是不是被称作狂热分子,模仿,因为那些做的人已经应许了,正在应验,在这末日你要差遣见证人,我们在这里了。

今日,如果教师们做经上说他们要做的事,意识到同样的能力,这世界……但我们可能被氢弹或大钴弹所灭,除掉人的性命……今天,人们要做什么,赶上去,认为他们为这聚会祷告透了,尖叫……已经放松,没有东西能阻止它。据我们所知,自由……但是,哦,《雅各书》说:“你们这些富足人哪,应当……在地狱……”往下推,你们尝了主耶稣的滋味,只是献回去。神与你们同在,帮助……救主在这件事上……是真的……
帮助今天每个在这里的男人女人在生命河里找到他们的位置,愿他们带着纯洁的心,发现他们进入……愿他们今天下午接受主,赞美主,特别坚固。
60

当我们低头时,我想知道会众中……如果楼下有任何人不是基督徒,想要说:“伯兰罕弟兄,我现在相信有样东西在我心里。我希望神看见我的手;我希望他现在为了一个重生的经历接受我。我从来不是基督徒。我真的想要成为基督徒。藉着举手,不是向伯兰罕弟兄你举,而是向神举,我现在想要接受他,因为我来了。”你们会堂各处的会众,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们。还有人吗?举手,说:“我现在接受主耶稣。”还有人吗?神祝福你们。上面有人吗?

想一想,朋友,今天下午在这个太阳落下前……只有你。如果神能兴起……当你现在头脑正常,愿意向主悄悄举手,“我现在相信”吗?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神祝福你,我看见你的手。
在阳台左边的,有人愿意举手吗?神祝福你,年轻人。神祝福你,我的小朋友。神祝福你。那边的队列还有人吗?只要举手,不是向我举,而是向神举,说:“主神啊,我要你在我要死的时候记念我。我要你记念我,我在这圣地兄弟会礼堂举手,心里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
61

亲爱的神啊,我们要……有人举手,说:“主啊,这是我的手向你举起。主啊,洗净我一切的罪,使我有纯洁的心。”

哪里还有倒退的人想要举手,说:“哦,我努力尝试了。我一会儿来,一会儿去,今天下午以前我没有接受。”朋友,你心里从未相信。
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那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因为他已经从心里相信了神的儿子,不只是从头脑里,而是从心里,一件事发生了。如果你的心相信,呐,不管你的头脑说什么,你的心相信。
呐,如果有人只是过着半拉子、倒退的生活,你想要来做一个基督徒,请举手,楼下任何地方,倒退者,想要遇到耶稣……阳台右边或左边,倒退者,你敢面对基督吗?神祝福你。还有人举手,说:“我相信在我的境况中,我现在想要回来。现在我的心想讨神喜悦。”
62

这里是不是还有没重生、没得到圣灵的人?请说:“神啊,我现在想要领受圣灵。我相信了。但我还没领受圣灵,我心里还没从圣灵重生。我头脑知道,我相信一切的话,我相信他在这里,我相信他在,我相信这一切,但是我心里没有经历平安像河水一样,使我爱神,我想要……神在爱里,使我爱每个人。我爱我的……我想要那个经历。”那是你重生的时候。

如果你没有那个经历,虽然你是个基督信徒,但还没有接受那个,或没有经历那个,你愿意举手,说:“弟兄,我相信我向神举手。”神祝福你!弟兄。有人吗?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是的,弟兄。神祝福你、你。阳台上有人,你从未领受圣灵吗?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神祝福你!阳台右边呢?神祝福你们!小伙子们。神祝福你、你、你。太好了!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姐妹。好的。
“我现在举手求神,当我……”世界正在结束。你听到吗?一星期前,科学在广播里说的话。科学说,科学研究说世界的尽头近了。它在这里,朋友们。你在哪里呢?今天你是基督徒吗?“当我们现在祷告时,神啊,请进入我里面。”这里有多少人相信?“什么,用头脑吗?”当我们现在低头时,用心求神以他的良善充满你。
63

仁慈的父啊,创造天地的主,永生的作者,今天,今天在……应允每个举了手的罪人得救。我们知道他们会的,因为你说过:“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主耶稣啊,你又说过:“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到我这里来的。”[约6:44]藉着圣灵,你在这里接受男人、女人,男孩、女孩,吸引他们,吸引。照他们的本性,他们不会求。是你先触摸了他们。

耶稣说,先寻求。你呼召了;他们现在来接受主耶稣作救主。主啊,此时应允。愿平安锚在他们的魂里,像涨溢的河流一样。愿他们开始自由脱离罪恶,此时扫过他们全人。看看他们大家。每颗真诚的心洁白如雪。
神啊,我祈求,愿你把每个倒退者领回到羊圈里,应允他们重生。主啊,应允伟大的圣灵运行在中间。此时降在这会堂里,将这道压进每颗心里、魂里。主啊,请应允。愿这是道的传讲者的开始。愿每个教会都迸发大喜乐。愿你医治病人和受苦痛的人。主啊,愿复兴出现。现在请祝福,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64

此时多少人心里感觉到他,耶稣已经进门,祝福了你的心?神祝福你!哦,奇不奇妙?好的,看看……

现在我们唱歌,大家都唱这首歌。
大有能力、能力,行神迹能力,
在羔羊宝血里;
大有能力、能力,行神迹能力,
都在羔羊宝血里,
哦,你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