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120 耶和华的七重名字

1

只要相信,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只要相信,只要相信,
凡事都有可能,只要相信。
现在继续站立一会儿,做个祷告。父啊,今晚我们从内心深处为这次在芝加哥奇妙地在基督耶稣里聚集而感谢你。我们祈求你祝福我们竭力向这些人代表你所付出的努力。看到外面这个寒冷、暴风雪的夜晚,人们走了很长的路来,今晚聚集在这里要得医治。父啊,整个白天读到他们的信,听到他们呼求帮助的可怜喊声搅动我们的心。我肯定,当他们写信时你就看到他们了,信件到达时你看到了,看到这些信使我拥有的感觉和回信,以及我们设法帮助所能做的一切。父啊,今晚祝福我们的努力。愿你的灵在这里,赞成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奉耶稣的名祈求他在一切事上的神圣指引,阿们!请坐,主祝福你们。
2

今晚我倍感高兴在这礼堂里。我看到我们有一些信在这里。你们有人把信给了比利·保罗,他总是把信给我。我们很感激。这里有些……在我今晚开始讲之前,我注意到,当我在某个时候做解散聚会的祷告时,人们把这些信叠起来让我按手在上面。在我们把这些信发给你们前,我想个别地为它们祷告。任何我们能做以帮助你的事,这就是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尽力帮助你,全心地爱我们的主耶稣。

我俯看着这底下的录音大师,今晚整个地方满了那些录音的人。哦,真是太好了!
我们……我们真想在芝加哥尽可能久留。当然这……这次我们有点不方便。我们必须返回教会。这礼堂是提前租下的。我们租它有一点草率,但我们……
3

今天约瑟弟兄和我在谈这事。当我们一旦能从现在开始的地方回来,他很快就会安排另一场聚会。我们要去温泉城、小石城,从那里去什里夫波特、德克萨斯州卢博克市、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洛杉矶、华盛顿州塔科马市。再从那里去卡尔加里、埃德蒙顿、大草原城、道森克里克,然后也许去海外参加大会。如果我们能在那个时候回来……

当然,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家不久就会有一个小家伙出生,将在三月或五月发生。我们……我想要那个时候在家附近。
呐,当那件事一结束,若神愿意,我必须回到海外。我心里有样东西,我实在回避不了。每天我努力安慰自己,说:“比尔·伯兰罕,瞧,你必须留在家里,瞧?你必须……”但我里面就有东西说:“不。”我情不自禁。
朋友们,我很想给你们看一件事,如果你们明白的话。芝加哥……我们要看芝加哥,好像这里就是全美国。它是最好的一个地方。我丝毫不反对任何地方。它们都可爱。不管我去哪里,人们都爱我,你们刚才就在隆重地欢迎我。我实在……这使我心里感到低落,我真希望我能跟你们坐下来,永远留下;但我不能。我们……我不是小伙子了,有许多的工作要做,我不能都做,但我必须尽我的本分。明白我的意思吗?
4

我要这样说,如果我错了,愿神赦免我,因为我是真心地说这话。美国这个国家,从国家来说,没有准备好复兴。他们可能越过了那个日子。瞧?

今早我注意到约瑟弟兄想要跟我交谈说:“哦,伯兰罕弟兄,当你回来时,我们要……”瞧?他可能这样说了。我这样说,不是因为我的这位瑞典弟兄坐在讲台上。不,先生。但我爱他,你们许多人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来维持我们的交情,不是因为他和我,而是因为外面的世界。但约瑟·博兹是我的好友,是我在基督里的弟兄。他必须得做一些比过去做的更糟糕的事才能改变我对他的看法。我爱他,我欣赏他。藉着他……
他下来,坐在我家里,一路开车或乘飞机到那里,或是别的。“伯兰罕弟兄,”小孩子们进入房间,听他讲那蹩脚的英语,你知道。我们……“我们需要你在芝加哥,那里的人们爱你。呐,你什么时候会来给我们举行另一场聚会呢?”你瞧?他就这样坚持。你无法拒绝他。你实在不能拒绝。
5

你可能说:“好的,约瑟弟兄,去吧,我会在那里的。”因为他坚持,直到你几乎非去不可。但我真的喜欢他。

今早我们坐着交谈。我说:“约瑟弟兄。”
他说:“可是伯兰罕弟兄,意识到……想一想,昨晚至少有二十个魂得救了,那不是藉着传福音的。任何事都比那个大。有二十个人归向了基督。”
我说,嗯,他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人们有复兴,晚上有一个人进来,看他们对此怎么夸口,而这里有二十个深切确信转变的人,他们看到主的工作后,上来放声大哭,哭喊。”
我说:“是的,约瑟弟兄,神知道我多么感激主。但是瞧,就在这里他们参加了一个晚上的聚会,把那聚会交换,放在南非,放在印度,放在海岛上,或放在南美,你知道会有多少魂上来吗?大约有五千,也许是两万、三万。”瞧?聚会是一样的,是一样的。
6

哦,许多地方还从未听说过基督。许多跟着这些布道会进去的弟兄,他们去到对基督有某种概念的人那里,好像天主教徒、路德派信徒等等,他们教导。但我呢,我在人们从未听过基督的地方传讲。瞧?他们必须对神有某种概念。哦,奇迹。瞧?

他们是不是从未听过基督,或对圣经是不是一无所知,恩赐都没有分别。它照样知道(你明白吗?),因为那是神,使人们……在奇迹方面,他们说:“哦,他在讲什么呢?他怎么会知道我是谁,我有什么问题,我从哪里来,我的家人是谁等这些事呢?哦,那是从哪里来的?”你瞧?他们就明白了。
7

呐,传福音的弟兄们,这是传福音的最初的奇妙方式,现在他们可以像那样捡起别的方式(你瞧?)。但我喜欢回家,跟大家握手,在属灵上说,因为我喜欢自然地跟大家握手,若是可能的话。

但在聚会上,奇妙的灵……我想问你们一件事。过去十年发生在美国的讲道足以使整个世界一遍又一遍地悔改信主,你们知道这点。看看席卷全国的布道家。看看葛培理、杰克·舒勒、杰基·伯奇,哦,所有那些人,奥洛·罗伯茨,许多伟大的布道家来回地穿越全国,来来回回、来来回回、来来回回地梳理。
8

当他们呼叫我时,看上去好像外壳已经固定了,基督徒们上来。呐,然后你从这里或那里拉一个人。你瞧?但看上去好像有个地方,你在人们中间无法突破。

头两三个晚上他们会来。很好。他们看到神的奇迹。他们听见一个传福音的,像奥洛·罗伯茨、葛培理这样的好传道人,或那些真正能传道的弟兄。他们欢喜了几个晚上,就结束了。所行的神迹,主行事,看起来好,太奇妙。哦,一两天后他们就精疲力竭了。你瞧?
9

瞧,看起来好像……有东西在辖制我们可爱的国家。我想我们的文明爬到了一个地方。神来来回回地撒网,像那样聚集基督徒。但我相信,如果复兴爆发,会在异教的土地爆发。我全心相信,瞧?他们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不知道他们的任何文件和现今的神学。

人们教导这个、那个。一个说:“呐,让我看看。”瞧,这样搞出来的是一个怀疑者。他会把东西登在报纸上。我不是反对你们;你们是我的弟兄姐妹。但外面的世界,芝加哥人捡起报纸。“怪事、奇迹、这些事像那样发生。啊啊!”
“嗯,琼斯博士说那只不过是心理学。”瞧?“哦,我们的牧师说那是魔鬼。我跟它毫无关系。”其他人,他们甚至没有时间看那么远:“某个信教的庸医。”瞧?像那样继续。就是这态度。
10

但你在那些海外的报纸上登同样的事,整个国家都会转过来看是怎么回事。瞧?就是这样。那就是差别。瞧,他们没有来像我们大家一样被掺假。哦,我今晚在这里称你们是选民。是的。你们可爱、美好。你们帮助了我。

你们意识到吗?那次去印度旅行,一次有成千上万人接受了福音,接受了耶稣基督,那些人是异教徒、不信神的。你们今晚坐在这里的,你们意识到你们资助了那场聚会的大部分吗?你们资助了。我回来,举行聚会,做……如果我能得到足够的钱,回到那里,给那些贫穷、饥饿、快饿死的人,他们没东西吃,躺在街上,像这样的情形,只是乞讨。
然而有一件事,他们看到一件主施怜悯的奇事,就从轮椅上起来,走开,扔掉拐杖。你在地板上走动,捡起他们像那样放在地上的东西。他们堆了一大堆,类似这样,把那些担架等等搬出去。他们再也不需要那些东西了。有东西临到他们,他们就相信,就往前走。瞧?
11

基督徒朋友们,就是这个原因,我到处走,想要看到我的朋友们……不是要收钱,不是这个,而是看望我的朋友们。呐,也许今晚我真的迫切需要,我可以去到坐在这会众中两三个人那里,他们可以打发我去印度。但那不是……那不是我要得到钱的方式,瞧?我要从这个人得到五分钱,从那个人得到一毛钱,从另一个人得到五毛钱。瞧,像那样。整群人跟它都有关系,我离开海外工场休息一下,回来,又出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瞧?

我爱你们,我……没有秘密。在我面前根本没有东西或任何人想要的东西,全都是光明正大的。我告诉人们我拥有的一切,我得到的每分钱,它都去了哪里。我有来自山姆大叔的记录。我的银行在那里,我的家人、我的家在那里。我的衣服,是人们送给我的,就是这样。只要人们送给我,我就不需要钱。我宁愿有祷告,也不愿有钱。如果我有一些朋友,这比所有的钱都属于我更重要。你明白吗?基督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是基督朋友的朋友。我一生就是这么过的。
12

美妙,我不愿用它换一百亿美元。我宁愿有这个,哦,是的,先生。这更好。我的费用完全用于……我每周寄几千封信出去,必须买祷告布,买邮票。每周花费几百美元,我们把它们寄到海外工场和全世界等等。办公室一直都有五个人工作,你们晓得那是什么吗?当我不在外面的工场上。就是这样。它在支持,支持。

银行的人告诉我说:“伯兰罕牧师,如果你透支了,没关系。就由它去。你会处理好的。”那是我的生活。那是……它使事情好了。我就凭信心生活,就是这样,就凭信心。
13

我一生所知道的最伟大的事就是靠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信心而活,知道他爱我,祝福我。收取钱财吗?如果我曾收了一百元奉献给我的钱,不是我乞求的,我从未……光是奉献给我的钱,我就是个千万富翁了。你知道吗?那使你陷入麻烦中。我宁愿天天接受,天天接受,为主而活。我明天所需要的,主明天会预备。是的。

我就……瞧,如果你能得到……你就会倚靠你的钱财。你去读书,如果你接受教育,你就倚靠教育。如果你有很多神学,你就倚靠那神学。我没有神学、教育、名望、钱财,什么也没有。我只是爱主,为一切东西倚靠他。我拥有的就是这个。瞧?那就是我想要生活的方式;那是我的选择,要那样生活。
呐,愿神祝福你们。哦,你们是芝加哥这么可爱的人。鉴于我们在这礼堂也许只有几个晚上。我们……有人在我们前面要求得到礼堂。那是……那是他们应得的。我们不想要妥协。
14

但是,以下几个晚上若是可能,我们不想讲道,我只想稍微提一下神的道,然后运行祷告队列,只要我还能站起来。瞧?因为我收到了很多信。在这里的人说:“伯兰罕弟兄,我们不能呆那么久。”

呐,我们一点也不知道谁会在晚上接受祷告。据我所知,我连一个活的魂都不认识,怎么会知道底下有多少人今晚会得医治呢?我在会众中看不到一个我明知是以前见过的人。我认识一些坐在这里的小伙子,瞧?哦,有些小伙子来自我的教会,来自杰弗逊维尔,跟我是朋友,是我个人的朋友。但底下一个人我也不认识。
呐,我怎么知道主的天使今晚会悬挂在哪里,在我一无所知的某个人头上显示异象呢?嗯,比利·保罗,我……他今天下午或今晚下来,发一些祷告卡,我想他发了。他也许发了大约一百张卡。人们在底下。他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卡片打乱了,发给你们。他不知道卡片从哪里或从哪个号码叫起。我也不知道。我甚至不知道要不要叫卡片。瞧?
15

你有没有祷告卡没有任何差别。我想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让你相信主耶稣基督,他会医治你。你不需要有祷告卡。如果你注意,底下会众中得医治的比到台上来的更多。但它的确限制了我的力气。

呐,那天,我知道有个熟悉我的人说:就我变虚弱而言,那使我虚弱,是假的。哦,愿神赦免说这话的人。瞧?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就是这样。他不知道。我亲爱的朋友们,不是那样的。
16

从身体上说,我为身体健康、强壮而感谢神。我是个猎人,生活在山林里,靠着神的恩典我对此相当满意。我一生骑马等等,一生很努力地工作。从身体上说,没问题。我可以站在这里,向你们讲整个晚上,继续讲。但要是一个异象发生,你几乎就准备把我抬下讲台。瞧?那是……它使我虚弱。为什么?我不知道。但经文说它会那样,它的确是那样。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个。

17

愿良善的主祝福你们。我要在这里读两处圣经,选一个小思想或话题,也许不超过十五分钟,然后叫祷告队列,我们不想在晚上留你们太迟。呐,其中一处大约是在……两处都跟耶和华救赎的名有关。其中一处是在《创世记》22章7节。

7以撒对他父亲亚伯拉罕说:我父。亚伯拉罕说:我儿,我在这里。以撒说:看,火与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哪里呢?8 亚伯拉罕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一只作燔祭的羊羔。于是二人同行。
我们读14节。
14亚伯拉罕给那地方起名叫耶和华以勒,直到今日人还说:在耶和华的山上必看见。
再翻到《诗篇》46篇1节,经上说:
1神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是我们在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18

呐,我们要把这里当作我们的引述。呐,我写在了我带来的信封上:“耶和华的七重名字。”换句话说,耶和华是什么,它是由耶和华七重救赎的这些名字组成的。

呐,神……从伊甸园起,神对人回到伊甸园的态度就裹在七重救赎的这些名字里。第一个是耶和华以勒,意思是“主必预备祭物。”第二个是耶和华拉法,“耶和华是医治者。”玛拿西,“我们的旌旗。”沙龙,“我们的平安。”罗伊,“是牧人。”齐根努,“我们的义。”沙玛,“耶和华所在。”
呐,耶和华沙玛,S-h-a-m-m-a-h,沙玛是我要从《诗篇》46篇里讲的一点。耶和华以勒是第一个,这是最后一个。耶和华以勒是“耶和华必预备祭物。”耶和华沙玛是“耶和华的所在”。呐,当我们讲一会儿时,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这些话语。
19

呐,耶和华以勒,当神向亚伯拉罕显现,神以第一个名向他显现,是在《创世记》22章,神以耶和华以勒的名向他显现。

呐,亚伯拉罕从神领受了应许,要成为承受神产业的,一个儿子要来到。藉着这后裔,他的后裔,要承受世界。藉着亚伯拉罕的儿子即以撒,从以撒来了耶稣,耶稣带来或引入了外邦人,他赦免万国:白人、棕色人、黄种人、黑人,领万民回去,赎回他们,显明这是最后的时代。这是一切。以后再也没有时代了。这将是神把人当作必死之人来处理的最后时代。
20

如果在上古洪水毁灭前的时候他们有复兴,在基督来之前,他们有伟大的搅动,哦,这一切应验又怎么样呢?会发生什么事呢?看看使徒的日子,从此,外邦时代被引入了。看看他们拥有的复兴。从他们去到的各国,神奇的事发生了。看看挪亚的日子。呐,这是末时,就在主耶稣再来的影子里。

这里有好消息要宣布。利奥,你们都把影片带来了吗?你带来了吗?我拿到了一部几乎使我再转变的影片。星期天下午那影片将在这里放映,对吗?[原注:弟兄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还没有决定。”]然而,他们会告诉你什么时候放映。我要你们务必观看。它是我自己的影片之一。一个人——阿根·布莱特弟兄,基督徒商人会的代表之一,他把影片给了我,因为我太喜欢这影片了。我没有播放影片的放映机。所以我自己想要再看一遍。那是关于犹太人返回巴勒斯坦的,两位学者在飞机上讲解,你们肯定会喜欢这片子,观看它们。
21

据我所知,我在圣经中所能看到的每个预言,一切都已经应验,已经在等候主的再来。正如我昨晚说的,我相信主耶稣的再来——第二次到来晚点了,已经晚点了。就像在挪亚的日子,神宽容、忍耐、等候,不愿一人沉沦。他只是在等候,以宽容、忍耐等候,他的再来已经晚点了,等候让教会建立秩序,使第二次到来能够发生。朋友,那怎么样呢?

我们该是什么样的人呢?意识到今日可能是我们必死之人的最后日子,明天我们可能就是不死的人了。这可能是我们一生拥有的唯一日子,我们坐在一起、为神的事做工的最后聚会。今晚这场聚会应该如何举行呢?带着最崇高的敬畏,我们全心地倚靠主耶稣将在这里还没悔改归主的每个魂赐给我们,帮助做一件事,使不信者和不冷不热的人仰望和接受主耶稣基督。
22

这是一件自私的事:如果一个人的心不出去救他的弟兄,他的心就有问题。不管什么情况,即使他的弟兄恨他,即使他的弟兄反对他,即使他的弟兄试了一切所能试的事要拆毁他,然而那个人的心同情他的弟兄。他情不自禁。他心里有东西呼喊:“我的弟兄啊,你错了!但我要你得救。”因此,你尽你里面的一切,竭力要让你的弟兄全心相信,进入神的国。

呐,那是我们每次都想要有的那种聚会。我向几十万人传讲过;我向四、五个人传讲过。但我对五十万人的真诚,不会超过我对五个人的真诚,因为一个魂在神看来价值是一万个世界。
23

呐,在救赎能临到之前,主耶稣必须来到。在主耶稣来到前,神早就……那就……那就使得圣经在我看来如此完美。神早就,甚至在主耶稣来到前四千年;神在整本圣经中所做的一切都预表了他,直到各各他。

想一想,旧约的一切都直接指向各各他。救赎的所有计划,所有的名字,所有的象征,所有的敬拜,所有的帐幕,所有的树木,帐幕里的一切东西,一切都说到了基督。不管你去哪里,不管你做什么。神早就在那些希伯来先知等等里面,一直说到那个完全的时刻,耶稣要来使信徒完全。朋友们,想一想那意味着什么。
24

你能停一下吗?我希望神今晚打开我们的眼睛,瞧?我们……我们真是……朋友,我渴望,如果我知道我能活得更长,活完我正常的时间,我想要去到神的恩膏下,永不离开,直到神带我回家,瞧?

看到那个怎么工作,事情……那是一个何等不同的世界!何等不同的默示!当你去到那下面,你发现事情,你就……它似乎不正确。难怪它使你的心……呐,当你在那上面,就……你可以移山。或者当你在这底下,你觉得没事。关键是去到两者中间,出事的就是这个。就是在这里。你就像从地上掉下去。
25

你正从超自然的领域降到自然的领域,又成了凡人。哦,你一直都是凡人,但你的魂被某个东西大大恩膏。它将你高升,超越那些东西。你在世人一无所知的维度里。不需要解释它。

我们,今晚我要说,当我们现在坐在这里,我们简直是对神的事熟视无睹。我想象,如果我们的眼睛今晚能打开,环顾这群会众,就会看到周围驻扎着站立的神的天使,此时俯瞰着这群会众,也许从会众中来回地飞过,从神宝座来的基路伯站在附近,也许就站在讲台周围,天使悬挂在这里。
26

哦,你说:“传道人,你正在偏离路线。”不,我没有。留意他们一会儿开始做工,你就会发现他们是不是在。瞧?他们藉着证据证明他们在这里。

你说:“哦,如果他们在这里,我们就能看见他们。”哦,不。你可能对他们完全熟视无睹。
以利沙,当他去到多坍,祷告神打开他仆人基哈西的眼睛。(我现在不记得是不是基哈西。我讲过两三次,检查过了。我们在经文中看到。我不知道是不是基哈西。)他祈求神开基哈西的眼睛,让他能看见,天使围绕他。满山都是火,有火的天使、火车,瞧?他们围绕着他。
27

注意。呐,以利沙出去,使那些亚兰人昏迷。那是什么样的昏迷呢?他们不是瞎了,不是肉身的瞎眼、身体上瞎眼;他们是属灵上瞎了。因为以利沙走出去,跟他们说:“你们是在寻找以利沙吗?”

他们说:“是的,我们是在寻找他。”
他说:“来这里,我指给你们看他在哪里。”以利沙领着他们,带他们下去,到了巴勒斯坦军队的埋伏里,他们就跑出来,像那样在陷阱里抓住他们。他们昏迷了,不知道那是以利沙,以利沙自己领着他们。
你不相信我们今晚可能属灵上瞎了,看不见我们周围的事情吗?看看那些去以马忤斯的门徒。他们的心充满了爱;他们肯定爱主耶稣。他们走在路上,说:“哦,巴不得我们……哦,如果我……巴不得我们能再看见耶稣一次。他来了,又死了。我们的指望在乎他。星期天早上,他们告诉我们这一切的神话故事。”他们走在路上,主耶稣走了出来。
他说:“你们为什么忧愁呢?”
28

他们说:“你是作客的吧?”看到吗?昏迷了吗?他们说:“你只是作客的吧?”他们跟他同行,跟他一同吃饭,跟他同睡了三年半,走在他旁边,却不知道。他们走到那里,说:“你只是来这里作客的吧?”他们说:“你不知道我们指望拿撒勒人耶稣来……他将是以色列和这一切事的拯救者。”

耶稣说:“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知道得太迟钝了!”他便回到圣经里。看上去好像他们听他教导了三年半,会认出他的教导来,但他们没有。
他走到那里,当他们走进旅馆过夜时,他装作好像要往前走。他们停在小旅馆里,他们要去餐厅吃饭,他们说:“哦,”耶稣装作好像要往前走。他们说:“你不跟我们一起进来吗?”
29

他说:“好,好,就这样吧,”便走进去。服务员走过来,把菜单拿给他们,他们看了菜单,点了作晚餐的东西。当他们把晚餐放在桌子上时,耶稣说:“哦,我想这些足够了。”他便拿起饼来,祝谢了,祷告,开了他们的眼睛。

他们观看,说:“哦,一直都是主!”主从他们眼前消失了。明白我的意思吗?哦,我想要把这点讲透,使你真正认识到。瞧?
呐,你们看到主每晚做工、运行。嗯,他在这里;他确实在这里。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了。圣经说他要做这些事。他正在这里做,今天就在地上,历代都在,在我们中间运行,做我们感到奇怪的事。
30

你注意到吗?你曾看到有东西从几乎丧命的事故中出来吗?你去:“咻,那是怎么回事呢?”那是主的手。瞧?神走遍各处。

不久前,有个妇人对我说,她说。她某个地方得了医治。她最初得了肺结核,没有……她在一间不相信施浸的教会长大。她说:“我认为我的点水礼没问题。”或是洒水礼,不管他们以哪个方式给她洗了。她说:“我认为那没问题。”
我说:“那取决于你。”我说:“但我相信施浸、施洗。”
他说,她说:“哦,我不认为。”她说:“我很看重比尔弟兄,但我不认为有必要上去那个水池受洗;当我已经受了点水礼后,我不认为应该那样做。”或不管是什么,她说:“我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做。”
31

如果她感到没问题,我也就没问题了。我只能告诉她我在经文中看到的。她下去,又病了。她肩上有了一个大肿块,烧到了摄氏四十度。当我讲道时,她穿上浴袍,走过来,说:“伯兰罕弟兄,如果可以,现在就洗。”我当时就给她施洗了。

大约一个月后,她过了河。有个老妇人坐在街上,伸出手来,说:“好心的女士,你可以给我一毛钱买东西吃吗?”可怜的老太太坐在那里颤抖着,她的脸都塌陷了。
哦,妇人往自己的钱包里看,只有一毛钱。过河就要花这么多钱。她不知道要怎么回去,除非她从桥上走。坐公交车要一毛钱,她和她的小女儿正走着。她继续走在街上,圣灵对她说:“你为什么不把那一毛钱给她呢?我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你。”瞧?
32

她说:“是的,主啊。”她走回去,说:“夫人,原谅我。”她说:“我是个基督徒,主告诉了我。神祝福你,亲爱的。”她把一毛钱给了老太太,继续走在街上。她说:“我知道。我可以走过桥,只有一英里。所以我就走过去。没关系。”她开始走到公共车站所在之处。

小女孩说:“瞧,妈妈。”有一毛钱落在街上。瞧?那就是……那就是主。你们不相信吗?瞧?
呐,当神以人形向亚伯拉罕显现时,神说:“呐,亚伯拉罕,我要把以撒这个男孩子赐给你,”一个大约十六岁、可爱的小伙子。“不要告诉他妈妈,我要你……我要藉着这男孩使你成为一个大祝福;我要祝福万国。我已经应许了你二十五年。你一直等到以撒出生。现在我告诉你我要你怎么对待以撒。我要你领他上去那里,杀掉他。现在上山里去,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方去,你在那里杀掉他。”
33

哦,亚伯拉罕没有质疑神,他知道神应许了藉着那男孩,神要祝福万国。如果神要祝福他们,不管孩子是死了或活着,神都要祝福。就是这样。祝福必须通过那孩子来到,所以神能持守他的应许。

于是,第二天早上亚伯拉罕起来,叫了两个仆人,备好小骡子,他、孩子和几个仆人,他们往偏僻处去了。在偏僻处走了三天的路程。想想离偏僻的旷野有多远。后来他们举目观看,远远地望见那里有一座山。于是他们往这座山走去,他告诉仆人:“呐,你们在这里看小骡子,孩子和我往这座山上去,我们要去拜拜,孩子和我必回来。孩子和我必回来。”他要上去杀掉孩子。他要怎么做呢?他不知道,但神应许了。不管怎样,瞧?
有时候神让他的仆人走到最后一步,然后才出场。你不喜欢像那样,看到那紧要的关头吗?
就像希伯来少年在烈火的窑中,路上的最后一步,一位好像神子的出现在那里了。对吗?
34

患血漏的妇人花尽了一切的钱财,花尽了所有的,医生对她毫无益处。她也许抵押或卖掉了她的住处,卖掉了马匹等等。她没剩下任何东西了。她在医生手里花尽了一切的钱财,医生想尽办法了,对她却毫无益处。在那紧要的关头,耶稣出现了。只要像他,是不是?

睚鲁在那里;他心里暗暗地相信。他已经打发人叫了医生,医生竭尽全力了。就在这时,他的小女儿死了,他们已经将她入殓了。每个……他所看到的最黑暗的时候,这时耶稣出现了,就是在那个紧要的关头。
马利亚、马大和拉撒路离开教会后,他们相信耶稣,耶稣离开了,就在男孩生病的危急关头离开了他们。男孩生病了,耶稣离开了。太可怕了。他们打发人去叫他,他没有来,走得更远了。他们又打发人去叫他,他还是没有来,事情更糟了。后来所有的指望都绝了,拉撒路死了,埋在坟墓里四天了,已经腐烂了。最黑暗的时刻,所有的指望都绝了,以及其它的一切,这个时候耶稣出现了。瞧?
35

耶稣的门徒往以马忤斯去,所有的指望都绝了。他们的主死了等等,他们灰心地走在路上,回家去,回到他们的鱼网那里,不管他们去哪里。这时耶稣出现了,瞧?就像那样。那是神行事的方式。

呐,在偏僻的地方,他们也许有……也许走了四十五分钟或一个小时,走上这座山。呐,亚伯拉罕必须赶快去某个地方,因为他身上带着刀。以撒背着柴。亚伯拉罕手里拿着火,要上山杀自己的孩子,因为神吩咐他,告诉他说神要藉着那孩子祝福万国。作出应许……
36

首先他必须等候二十五年才得到儿子,现在却转过来杀掉儿子。瞧,使应许加倍。神必须将试验赐给亚伯拉罕。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亚伯拉罕忍受的试验,直到我们在荣耀中遇见他。

在山顶上,他上了山,搭了石头祭坛。以撒说:“我父啊,这是……”小以撒说:“火与柴都有了,但祭物在哪里呢?”瞧?
嗯,他说:“我儿,神必自己预备祭物。”瞧?接着他说:“神必预备祭物。”他绑住小以撒的双手,把他放在坛上,拔出刀来。我能想象那位老父亲和他的独生子,那么爱他……亚伯拉罕现在一百多岁了,用手按住以撒的头发,把他的头发捋到后面,要把这把刀扎进他的胸部、他的心脏,这是神在亚伯拉罕里面的一个迹象。你们注意到了吗?
37

看看大卫,他被自己的人民废黜。他走上橄榄山,回头看,哭了,因为他被弃绝。他所爱的押沙龙把他赶下了宝座;他自己信任的人向他扔石头。他走上山,回头看耶路撒冷,哭了,因为他被弃绝。

八百年后,大卫之子基督耶稣在耶路撒冷城里被他所爱的人弃绝,为耶路撒冷哭泣。那是基督在大卫里面。
旧约里的一切旧事,我们可以花几个小时指明这一切是如何转向耶稣基督,一切都指向他。丰盛的救赎在他里面;耶和华救赎的每个名字都在他里面,就在他里面。整个救恩安息在他里面;整个拯救安息在他里面;所有的平安、所有的满足……
38

你决不可能因世上的物品而满足;你决不可能因属于教会而满足;你永远不会满足,直到你在神的儿子耶稣基督里找到了满足。这是你能得到满足的唯一方式。呐,他来,要带来完全。

呐,当他说……再看一会儿亚伯拉罕。当他开始把刀往儿子的心脏里扎,要杀死他时,因为神……主的天使从上头说话,说:“亚伯拉罕,住手!”他环顾四处,有一只公羊两角扣在那山上的藤里。那公羊是从哪里来的?
39

呐,首先,亚伯拉罕离开文明有三天的旅程,大约一百英里。另外,在偏僻的山顶上,山顶上没有小溪给公羊提供水或食物。公羊不可能在上面,首先,那里离文明太远了。另外那是在山顶上。

亚伯拉罕取了公羊,解开他儿子,绑住公羊,将公羊献为祭物。注意,那不是异象。血从公羊身上流出来。那是什么?神在预表中说话使基督出现,在同一时刻,公羊取代了他的生命使他得以存活;耶和华以勒,主必自己预备祭物。不管何时神接受他的道,神就在那里满足他的道:耶和华以勒。
还有一件小事。
40

呐,主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我们患难中随时的帮助。在救赎的名字中,S-h-a-m-m-a-h,沙玛,“主是现在的。”呐,耶和华以勒必预备。耶和华预备者在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他是主预备的祭物,那他就必须是需要帮助时在场的主神。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如果他今晚在这里拯救每个人脱离罪恶,他今晚就必须在场应验救赎的其他名字。他是耶和华以勒、耶和华拉法、耶和华我们的……他是耶和华预备给我们的祭物、我们的医治者、我们的旌旗、我们的平安、我们的牧人、我们的义、他的所在。他现在必须是那一切。最后一件事……
41

神向亚伯拉罕显现的最后一个救赎的名,他说:“我是耶和华拉法,预备祭物、预备道路的预备者。”不管是什么,神都必预备。“我是医治你的耶和华;我是你的义;我是你的平安;我是你的盾牌;我是你的旌旗;我随时在场成就它。”阿们!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随时在场成就它。“我耶和华已经说了;我耶和华已经栽种了,我必昼夜浇灌,免得有人从我手里夺去。”

还有一个个人的小故事。如果我在这里呆太久,就要讲道了,也许祷告队列就不会像它所应该的样子了。注意一会儿。有一次,许多时候这经文对我很有意义。但这一次特别,我要你们注意它。
那是我结婚的那年,我失去了前妻,单身了大约五年。我娶了我现在的妻子——这个可爱的年轻女子。
42

我们贫穷,我娶她的时候,有足够的钱,大约有二十美元去度假,上去山区打猎旅行。所以我们的假期和蜜月合在一起。她嫁给了一个喜欢打猎的人。我喜欢山区,喜欢户外。

顺便说,有个女士把她丈夫做的人造鱼饵寄给了我。姐妹,如果你在这里,我想要为此感谢你。我肯定会用上的,愿神帮助我。
呐,我爱户外,因为那是独处;我喝了水,好使我上山的时候有能量。呐,我们上去阿迪朗达克山。那年我要跟护林员去那里打猎。我喜爱猎熊,因为猎熊需要很多的技巧。
43

造成这个的是,在我看来,我外祖父是住在南部的最好的猎人。他一生设陷阱、打猎,是个聪明的学校老师,半个印第安人。他那么爱山,不能离开山。哦,就是这个使……我想整个东西都倾倒在我身上了。我喜欢山,喜爱山,感到像家里一样。一个人可以去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你对那样的事感到自足。

呐,到了阿迪朗达克山,护林员不在那里,两三天不会上去。没有多少暴风雪把动物赶下来。于是我上那里去,我们刚搭了一个小披屋,让妻子爬上山。我们开车出了城,开了大约二十五英里,上了飓风山顶,一两年前我在那里一年打到了三只熊。
44

当时我跟这女子上去那里,女孩二十二岁,我三十岁。我们上去那里。我想比利·保罗当时大约六岁,大概是上一年级。哦,小家伙年纪很小,所以妻子在照顾他。护林员不在那里。

看上去好像会有暴风雪,所以我说:“亲爱的,在护林员来之前,我们要打到熊。我要沿着这些砍倒的树下去。几年前他们在这里砍倒了一些树。”我说:“我要……我要从这里过去,给我们打一只鹿回来,我们就有一些新鲜的鹿肉。”
她说:“哦,不要去太久了。我会把你的晚饭准备好。”
我说:“好的。”那天晚上冷得可怕。我们必须把比利放在我们中间,像那样抱着他,免得冻着了。我妻子以前从未到过林子里,对林子知道的不多,果然,睡在松针上,她几乎冻坏了。
45

第二天我们出去,我拿了来复枪,从这边下去。哦,我以为我是很好的林中人,不会迷路。我一生都在林子里。我说:“你不可能把我转晕。”我从这边下到砍倒的树那里,往后转,看见很多鹿的踪迹,看上去好像都是尖趾等等,是母鹿。我从这边上去,翻过了山。

我听见有东西在树丛里动。我仔细听,听见有四只脚在动,但不是蹄子,是厚肉的脚。我想:“不知道那会是什么?”在一簇常青树里相当暗。我刚好观看。一只狮子像那样从路上穿过,它太快了,我来不及向它开枪。我想:“哦,我要从这边悄悄上去,从另一边下来。我一直都在飓风山下面。”我说:“我可以一直回头看那座塔,因为看上去好像暴风雪很快就会来。”
46

于是我继续走,继续这样走。我想我嗅到有头熊在某个地方,我一直在找它。我想:“它在附近某处,也许就在我前头。”我像那样继续走,观察地面。一个打过猎的人不会把枪扛在肩膀上走过林子。你留意远处的树叶,哦,有很多东西要留意。

所以我仔细观察,没有注意我走向哪里。我上了山,从这边往左转。我想:“哦,我要下去一个小山涧里。”有很多像那样凹凸不平的地方。
47

我下去,很容易地飞快行进。我想:“那头熊离这里不远。”我找到了一个大山洞。我悄悄地爬到这山洞上面,免得靠近它,看熊是不是在睡觉。我这样走过来,那是个空的山洞。里面没东西。我想:“哦,它到过这里。”

所以我又溜下山,走来走去,返回来。我看见峡谷对面一些树丛在动。当然,我观察了,因为许多时候熊吃蚂蚁,它们喜爱蚂蚁,因为蚂蚁是甜的。它们把爪伸到蚂蚁上,用爪子把蚂蚁抓起来,然后舔爪子。
我仔细观察。有一只很大的鹿出来了。我想:“哦,我离家很远,但那是我所要的一只鹿。”于是我向鹿开枪。我走过去,心想:“哦,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我要溜回去。”我说:“瞧这里,现在过了一点。嗯,”我说:“妻子正在等我。”
48

于是我上了峡谷,只有一点水像这样潺潺地流着。我努力地上了峡谷,刚好抬头看。我说:“喂,我必须得快点。那暴风雪很快要来到这里了。”乌云低垂,雾蒙蒙的,然后你什么也看不见。

我开始走啊走啊走啊。我说:“呐,我看看,我在这里的某个地方转弯了。”继续观看。首先你知道,我走啊走啊走啊。我想:“喂,走了很长的路,但我从未看到我出来的地方。”
首先我知道,我想……我冒汗了。我掏出红色的旧手帕,把汗擦去,四处观看。我的鹿挂在那里。我说:“我做了什么呢?我没有转弯,又回来了。”哦,我说:“我错过了地方。”于是我又动身。我继续往前走,一直走,观察我的右边,因为我知道我向右转了。我向左转,必须转回到右边。
49

但这时暴风雪下到树丛里了。我继续走着。首先你知道,我累坏了。我想:“哦,我要仔细观察;我肯定知道我是从那座小山的什么地方下来的,因为山在山口像这样往边上斜。”我翻过那山口,然后下去上来。

当然,我看不见前头和远处的山,因为太模糊了,不然我可以爬到高处,四处观看。但是很模糊,我无法进去,正下着雪等等。我又像这样往前走了一点,刚好停下来观看。我又回到了我的鹿那里。
50

呐,印第安人称之为死亡之旅或死亡之行。你在一座小山或平地,你正在绕圈子,没有指南针,什么也没有。我在林子里从不带指南针。我以为我太能干了,不会迷路。你瞧?神必须让我学一些道理,所以把脑子放在我的脑袋里,让我知道我靠自己不行。我不像我认为的那么能干。

我继续走来走去。我又回到了这只鹿那里;我这样走了三次。我知道我迷路了。哦,我……这时我发抖了。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将近五点了,天变得昏暗,几乎黑了。我想:“求主怜悯,我要做什么呢?我妻子担心死了。今晚她和孩子在这山里肯定会死的。”
呐,如果是我自己,我会设法再找到那头熊,或在某处找个地方,呆上一两天,直到暴风雪过去。瞧?
51

呐,我想在这里稍微说明一下。为我自己,我会去那个洞里或在某处的磐石下面,生一堆火,放一些木柴;决不会尝试寻找,因为雾蒙蒙的。但我当时不能那样做,那是紧急情况。

我知道我妻子在那个晚上以前一辈子从未到过林子里,她不知道如何控制,如何生火,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小男孩,他们肯定会死的,因为那天晚上也许会降到零度以下。他们会吓死的。他们可能想要穿过某处的旷野,疯狂地寻找我或什么的,尖叫。很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我知道,如果有东西在那里发出叫喊,他们俩肯定会晕倒的。我知道那区域有一头狮子。
52

所以我说:“哦,”我快疯了。我发抖,紧张。我说:“等一下,威廉·伯兰罕,你怎么啦?你疯了吗?”通常那就是发生的事。你发狂了。人们发现你躺在某处的沟里,或开枪打自己,类似这样,树林的危害。我说:“喂,你是个很好的林中人,你没有迷路。你出什么事啦?”

我坐在一块石头上,心想:“呐,你认为你迷路了,是吗?但你没有。”我说:“嗯,那雾对我算不上什么。我肯定能继续走,没错。”我说:“让我看看。风刮在我脸上。如果风刮在我脸上,我就必须这样往后转,因为我上来时风就刮在我脸上,我会因此走对的。”我想,我开始往上走。我说:“我肯定没事的,”想要虚张声势,让自己相信我没有迷路,但我迷路了。弟兄,那是任何人所感到的最可怕的感觉。如果今晚你迷失了,我同情你。我迷路了,却不知道要去哪里,情况紧急。
如果曾经一个时候有紧急情况,弟兄,你最好趁着你能够的时候寻求避难所。如果你迷路了,今晚你最好寻找航标灯。
53

我在那里继续走。我来到了低洼的地方,那里潮湿。我说:“呐,我肯定不能……”你看不到东西,只有风从树林里刮过。我所做的事,我走到了巨人树林,还不知道,那区域叫做巨人树林、原始森林。我不知道。

我说:“哦,巴不得我能看见飓风山,我就知道往哪个方向走。”我想:“哦,那暴风雪来了,在这些山里很难分清风怎么刮来刮去,从任何方式刮来。”所以我不能依靠风,我知道。
我又坐在石头上,我说:“呐,你没有迷路;你知道你在哪里。嗯,安静站住,你知道你在哪里。”但我所会的一切打猎和林中本领都没了。我告诉你:我竟然完全迷路了。但我想要让自己振作起来,因为我不想发疯,你知道,因为我知道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去到妻子和孩子那里,他们会死的。就是这样。我离他们有几英里远,天黑了,暴风雪刮起来了。
54

我又往前走了一点,有东西说:“呐,比尔,醒过来吧!醒过来吧!你知道你迷路了。”

我说:“不,我没有,我没有迷路。我会走对的。”我撞到一座山了,我想:“不,我不对。”我这样往回走,心想:“我以前从未见过这山,这山是从哪里来的呢?”我感到自己在发抖,汗从身上流淌出来。
我说:“呐,不需要愚弄自己;你迷路了。只有一件事可做:就是承认你迷路了。”哦,我想:“我迷路了。”呐,如果……如果不是为我妻子和孩子,我就会去到其中一个悬崖下,给自己找个地方,像我有时候所做的,在那里呆到明天、第二天或暴风雪停止的时候。然后我爬到高处,四处观看,看我是在哪里,再出去。但当时你不能那样做。雾气在移动。
55

哦,我开始走。我说:“哦,我必须找到路。”我不知道哪是东西南北。没有迹象,雪花附在树上。你分不出树皮的方向或任何东西,树上的苔藓或别的东西。都是平的,两边的苔藓都是平的。

所以,我想:“现在我能做什么呢?”我又开始走。我说:“呐,我告诉你我要做什么。我要往这边走;我知道这是我来的方向。我必须走一条固定的线路,因为我在绕圈子走。”所以我开始边走边说:“是的,先生,我相信,我相信我……我走对了。”我用嘴唇那样说,但我的心告诉我:“不。”
我一直听见有东西在我耳里低声说:“耶和华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想:“呐,我发狂了。”开始继续走。有东西说:“耶和华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帮助,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继续走路。它变大声了:“耶和华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继续走路,拖着枪。我当时太累了,你知道。“耶和华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那是耶和华沙玛在对我说话。
56

我继续走,心想:“神啊,我迷路了。我迷路了,主啊,我没有指南针;我什么也没有。”但我说:“主啊,我仍然有你。”我继续大声地说。我想:“等一下,你头脑要不正常了,你要发狂了。你想到你妻子和孩子今晚要死了。”我说:“主啊,我不配活,但不要让他们死。”

我又听见那声音说:“耶和华是我们的力量和避难所,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把枪靠树放下,脱掉帽子,放下来,跪在帽子上祷告。我抬头说:“神啊,我迷路了,我迷路了,父啊,你是我的指南针。至于我自己,像我这样自大,以为我知道有关的一切,我不配活。我活该迷路;我活该呆在外面几天,吃箭猪而活,但想想我可怜亲爱的妻子,她是无辜的,我的孩子今晚也会死在那里;那是我们唯一的孩子。如果我……[原注:磁带空白。]存留他们的性命。[原注:磁带空白。]此刻他们濒临疯狂了。天几乎黑了,父啊,我迷路了,完全迷路了。你愿不愿意帮助我?”瞧?
57

你看,如果你病了,那是很自然的事,就像我本来会做的很自然的事一样。我会很自然的进入一个洞里,给自己生一堆火,等候天亮或等到暴风雪结束。当你生病了,你自然会去看医生,看他能为你做什么。

但我不能进山洞;有一个紧急事件。你不能去看医生,因为他已经说你会死,对你无能为力了。有一个紧急事件。神是什么呢?耶和华以勒,耶和华沙玛。主必预备祭物,神是我们的所在。他是随时的那位。在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就在这里。主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是随时的帮助。
或者我们可以把它这样转译:随时,总是在患难中随时帮助。我们可以把它这样来说:“主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总是在患难中随时帮助。”就是这样。今晚你在这里,也是一样。你们一些人病得很重,医生已经放弃你了。
58

呐,如果医生……你不能去山洞里,情况紧急,那是神今晚在对你说话:“我是你的力量,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我跪下来祷告,站起来,心想:“哦,我祷告了,神啊,我已经祈求你;我能做的就这些。你向我应许了,如果我祈求,就必得着。你应许了,这是为一件配得上的事,不是为我,而是为别人。我……”
59

就像你今晚说的:“主啊,也许我活得不像我所应该的那样亲密,但如果你今晚医治我,我剩下的日子要为你而活。即使我再也不能分发小册子,即使我再也不能作见证,如果你能使我痊愈,我要做我所能做的一切。”

他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是患难发生时随时的帮助。于是我站起来。我所能做的就这些。我说:“主啊,我开始往这边走,我相信我是从这边来的。这是我最好的知识:我的知识。我是从这边来的。我要从这边穿过去,相信那在我耳朵里说话、正在离去的声音说:’耶和华是我们的力量和避难所,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神啊,我相信那是你。”
60

“当风刮来,呼啸着穿过那些松树时,我看着那些树,相信在某个地方,神的天使跟随我经过这片森林。”是的。他与我同在,虽然他从未彰显自己。那是几年前,大约十五年前。

我从那里经过,像这样走着。我感到有人按在我肩膀上[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我转过身看是谁,就在这时雾消失了。我循着那些树丛,看到我正径直走向加拿大,据我所知,这是我走的方向。而飓风山就在这上面,是我的另一个方向。瞧,我正从它旁边经过。
我马上像这样指着,我举起手,说:“伟大的神啊,你离我太近了,甚至按手在我肩上。你是我的力量和帮助,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
61

我捂着脸,说:“天黑了,我必须笔直走。不管什么挡在我的路上,我不可改变方向。如果我错过那个……”

呐,那个夏天我帮护林员搭了一根电话线通往那座塔,又通到搭盖披屋的地方。我们从那里打猎。我想:“如果我能摸到那根电话线,就能找到下去的路。但我朝着飓风山,不能在这里掉转,因为有太多的山和沟。在这雾里我永远找不到它。我必须径直走向那座塔。”
62

所以我开始边走边举手赞美神。天黑了。我看不见多远,风刮着旋转着。我翻过小山,经过了崎岖的地方。不管主领我往哪个方向,继续朝着各各他;继续观看。路可能崎岖,你可能滑倒、跌倒,但继续朝各各他走,只要继续走。

我起来,心想:“现在差不多该是最黑暗了。”我像这样举手。我知道电线大约就这么高。我想:“哦,巴不得我能摸到那根电线,巴不得我能摸到那根电线,这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我不能……”我的手臂太累了,几乎走不动了。我举起这只手臂,让另一只手臂休息,走过那些树丛,绕过这些树,任凭雪掉在脖子里。我像这样走着。
63

我说:“神啊,这地上对我最珍贵的一切东西就在那电线的尽头,巴不得我能找到那电线。”我像这样托着手。我把这只手放下来,没有移动一步,退回去,确保我没有……哦,那就是我们要去各各他的方式。不要偏离一英寸。我继续举着手,像这样走。我说:“神啊,你肯定会帮我找到它。我尽我所知地径直翻过这座小山。这是你指示我的方向。”

这也是今晚你对道说话的方式,“你说你是医治者。我把手举起来。我径直走来。那是我知道要做的唯一的事。轮到你领我去得到医治。只有你能领我去到祭物那里。”
64

我举着手;很晚了。我正走着,心里开始有一点灰心。我想:“哦,我越过了它吗?”我走进一些低洼的地方。我想:“哦,我肯定不会沿着山的另一边下去。”我像这样举手,走过那些树丛,没有一处有光线,暴风雪肆虐,风刮着,旋转着,相当冷,冰冻等等。雪和雨或雾混在一起。

我像这样走着,拍着手。首先你知道,我抓住了一样东西,我摸到了它。是电线。哦,何等的感觉!当我握住那电线时,我知道,我想:“我要慢慢地走下这座小山,我慢慢地走,永远不让手离开那电线,因为在这电线的尽头躺着我所祈求的人,我妻子和孩子躺在这电话线的尽头。我不会让手松开。我要跟随它,直到我……”我做到了,到了那里,发现那里生了一堆火,一切都没事。
65

弟兄,今晚耶稣基督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如果你病了,医生对你无能为力了,你举起手来,仰望神,直到你找到那边那根通电的电线,它说:“成了。”不管你得绕过多少不信者、怀疑者、教会和别的东西,要坚持住,因为这是引导你得到拯救的那位。

神祝福你们。举着手,今晚继续前进。举着手,直到你抓住电线。举起你信心的手,直到你感觉有东西触摸你,说:“成了。”然后跟随那个;跟随那个。“成了。”你已经得到了神的道,说他必引导你得胜。你能凭着信心得医治。任何相信的人都能得到医治。举着手,直到你感觉到神的信心倾倒在你里面。然后跟随那个。
主是我们的力量和避难所,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们祷告。
66

父啊,今晚人们身上有一个紧急事件。你是主,是我们的力量,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神啊,从属灵上说,愿信心的手今晚举起来,不但是自然、肉身、只有几英寸长的手臂,父啊,乃愿信心的手臂增长,超越这个被罪咒诅的旧世界,信心的线路越过月亮和星星,一直摸到主的衣裳。[原注:磁带空白。]愿从天上传来声音说:“我是耶和华,要医治你,证实我的道。我是耶和华沙玛,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我在这里帮助你。”

神啊,今晚请应允,我们不能自给自足。我们不能一路虚张声势,说:“哦,我会慢慢好起来。”不,主啊。你是我们的避难所。我们走向你。你是我们信靠的,是我们所信的。
67

呐,主啊,愿你来到。今晚,藉着做一件对人们很不一样、也许以前聚会中从来没有的事,抛出一根救生索来。做一件事,像你在以马忤斯所做的。做一件跟普通医治聚会或普通聚会有点不一样的事,让他们得以看到从死里复活的主耶稣今晚与我们同在这里,将我们心里所渴望的赐给我们,照着他受死赎买我们的丰盛,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我对你们讲的比我所预期的长了一点。我一开始讲,就不能离开它。呐,你们相信主在这里吗?他肯定在这里。呐,今晚他能做什么呢?这是他的道。这是他的子民。我感觉到他的同在在这里。呐,只有一件事可做,他现在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让你们相信。对吗?他已经做了他的份;这是你们相信的时候。
68

呐,我们要在这里叫祷告队列,为一些人祷告。本来不需要这样做,但通常我们都在聚会上这样做。呐,对于医治,没有任何我能做的事;对于医治,没有任何事是世上任何人能做的,一件也没有。

医生可以接好骨头;他可以切除肿瘤。他不能医治。他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切除肿瘤。谁要做医治呢?瞧?他可以接好你的手臂,但谁要做医治呢?需要神。《诗篇》103篇3节说:“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所有的医治都来自神。没有一个医治来自其它的来源,惟有神。没有人能医治,从来没有,也永远没有。医治惟独来自神。神是生命。
呐,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说:“医治不是从任何人来的。耶稣从未医治任何人吗?”那正是他说的,他说:“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子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约翰福音》5章19节。那是经文吗?
69

耶稣说:“子不能做什么,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那么,耶稣做了什么呢?他拥有能力看异象。他可以看见发生的事。他在井边把妇人的问题说出来了。他说出了腓力或拿但业来聚会前在哪里。

他说,告诉他们有关异象能力的不同的事。妇人摸了他的衣裳,跑出会众,站在外面,你知道。耶稣转过身,说:“谁摸我?”他在那里说了什么呢?“我觉得我虚弱了。”对吗?“能力(力量)从我身上出去了。”
门徒说:“哦,大家都在摸你。”
70

他说:“是的,但我虚弱了。”用英语翻出来说:“我虚弱了,一件事发生了。能力从我身上出去了。”他四处观看,也许看见了一个异象。我不知道。他说他做的就是那个。四处观看,看见一个异象在妇人头上。那双眼睛看透那妇人,妇人知道自己……[原注:磁带空白。]

呐,经过使徒时代,或经过圣弗朗西斯时代,经过卫斯理时代。“我要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朋友,我相信。
呐,至于新来的,如果我们的天父,今晚我努力传讲他是什么,他包在他救赎的名字里面,如果今晚他以他儿子主耶稣的样式来,做他说他要做的事,来讲台上,接管一个卑微的人,不但接管我,还有底下会众中的人,那些谦卑、愿意站着说“是的,我主,我全心相信”的人。
71

在我们主耶稣身上的同样的圣灵,他告诉我们,我们要受他所受的同样的洗,或同样的圣灵要降在他可怜、不配的仆人们身上,转过来……我一无所知,在会众中说:“你有什么什么,你有什么什么,你将是……你做了这事,你做了那事,你是……如果你纠正这事,如果你那样做等等。”或者如果人们来到讲台上说:“现在你愿意接受吗?”你说:“我相信那是从死里复活的主耶稣基督。”你愿意这样做吗?如果你愿意举手,说:“我愿意相信主耶稣基督。”谢谢你,谢谢你。愿主祝福你们。

比利,你发了什么卡?B?我们看看,我们要叫……前天晚上我们有祷告队列,我相信我们是从前面的卡叫起,是不是?好的。我们叫后面的卡怎么样呢?我们开始叫祷告卡,我们通常叫多少,大约二十张吗?十五到二十张吗?好,我们就叫十五张卡。比如说85、90、95,我们从85叫起。我们看看有没有……
72

谁有B85号?请你举手好吗?B85举手。85。谁有86?好的,87?好的。88?B88?不管谁有B88,举手好吗?不管谁有B88,举手好吗?谢谢你。是这里这位女士吗?88、89?谁有B89号祷告卡?不管你在哪里,举手好吗?89?谢谢你。90?B祷告卡……90号祷告卡,你在会堂里吗?90?好的,91?谁有91号?好的。92、93,一直到100。现在上来就位吧。

我们要看多少人上去……我们可能……如果我们能及时完成,如果我那时没有筋疲力尽,弟兄们让我留下来多叫几个,取决于我们的主耶稣做什么。
呐,底下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但你想要得医治?请举手。愿神与你同在,帮助你,祝福你,是我的祷告。呐,如果你没有祷告卡……呐,当他们让这些人排队时,我想要为这箱子里的这些手帕祷告。谢谢你,比利弟兄。我们低头一会儿。
73

仁慈、可爱的父啊,这箱子里是送去需要之人、病人和受苦之人的手帕。父母亲、弟兄姐妹们在等候他们,小孩子生病了,有需要,瞎眼了,受苦痛、残疾了。哦,他们多么渴望这些手帕回到他们那里。父啊,我们太感谢你,我们藉着你在他们眼里蒙恩,他们相信如果我们祈求你,他们就会得到帮助。父啊,我们配不上那个。我不配。神啊,我祈求你不看我的不配,乃是看那些可怜、生病的人,我们努力地想要把你儿子耶稣带给他们。

父啊,当这些手帕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放在他们生病的身上时,愿疾病离开。主啊,请应允。愿他们得自由,脱离这些事,完全得自由。
呐,当人们写信时你看到他们了。你现在看着他们。当手帕拿回去时,你会看到他们。呐,愿神的天使,他的同在在这里,跟他们每个人站在一起。当手帕放在生病的人身上时,愿那些人很快就好起来。因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为了神的荣耀。阿们!
74

我要求你们,如果可以,尽可能保持敬畏。我相信你们意识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你们现在认为呢?我作为一个人站在这里。神知道。这里有一队人,十五或二十个人在那里排队。我想是十五个,也许一两个不见了。但他们在那里,也许多几个。我想这里坐着至少一千六百人,接近这个数,坐在我面前。至少有一千人的手举起来,表示他们有需要。我今晚已经讲了耶稣基督,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75

呐,我想象站在这里。在这样规模的会众中,一定有批评者坐在四处。一定有人有点猜疑。你感觉到了;你能感觉得到。当圣灵开始运行时,你能感觉得到,瞧?但我很感谢主,这肯定是低潮。信心居首位,一直在我们参加的每场聚会中,瞧?是的。

我不愿说有批评者坐在现场。可能有人只是猜疑,说:“哦,我只是想知道。”瞧?如果那人知道那有什么作用,有什么影响,哦,他就会说:“不,我相信;主啊,我相信。主啊,你帮助我的小信。”
76

呐,如果我们的主耶稣今晚站在这讲台上,站在我所站的地方,他会做什么呢?呐,我们不……我们不要以我们自己的想法来看。我们以圣经的形式来看。

呐,首先他说:“我不能做什么,惟有父显给我看。”他做什么?他是什么?他是耶和华预备的祭物。对吗?你相信他是耶和华以勒吗?他是神预备的祭物。
后来他死了,他受死要……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对吗?),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发生了什么?我们将要吗?我们得了;我们已经得了医治。我们将要得救吗?我们已经得救了。瞧?你决不是两年前或十年前或二十年前得救的。你是一千九百年前得救的。你只是两年前或三年前接受的。你的医治已经完成了。你必须接受它。故此,他说:“你若能信。”
77

呐,这里有个女士站在这里。这是病人吗?这里这位女士,我一生从未见过她。现在作为一个基督徒,你站在这里面对这妇人;作为一个基督徒,你站在这里面对这群会众。你最好感到放心,神的天使站在附近。是的。

呐,如果批评者站在队列里,怎么样呢?那可能是压抑的所在之处,我感觉到压抑。如果是,怎么样呢?也许……他们就会在这台上患上他们假装有的病,瞧?如果某个批评者坐在底下,疾病在这里被赶出去了,去到会众中,怎么样呢?那批评者就会生病。瞧?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多少人在我的聚会中看见几百次了?瞧?肯定的。
78

很多人仍在精神病院,病倒了,等等。那天晚上进来向我施催眠术的那家伙怎么样呢?他仍然瘫痪。嗯,那是将近四年前,他仍然瘫痪躺着。施催眠术的,在这些军营里到处走,向人们施催眠术等等,使他们像狗一样叫等等。但不能摆弄神。是的,先生。

现在只要敬畏,祷告。愿主祝福。好的。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为了父神的荣耀和代表他的儿子耶稣,现在我把这里的每个灵置于我的控制下,为了神的荣耀。
79

你好,女士!呐,如果可以,你上来这里。今晚我们是第一个开始交谈,对第一个人很粗糙。这样,圣灵开始膏抹前,有时候需要我花一些时间,我只是个人。你们晓得这点。我只是个人;但他是主。

呐,如果他站在这里,你有你需要或渴望的事。呐,如果是任何属于赎罪祭的东西……什么属于赎罪祭呢?任何你需要的东西,瞧?因为他应验了我们在亚当里失去的一切。他在各各他替代的受苦中应验了。那是他付出全价的地方。呐,一切……他说:“凡你们祷告祈求的,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80

呐,如果他在这里跟你交谈,他今晚能做的唯一的事,如果你说,哦,也许你说:“我有需要;我快要失去我的家了,我必须有钱支持我的家。”

哦,他会告诉你:“你相信吗?”
“是的。”
他会告诉你:“你若相信,就必得着。”
如果你说:“哦,我受到严重的虐待,我的敌人压制我,”或类似的事。
他会说:“赦免他们,他们就必归向你。”瞧?
但如果是一个疾病,也许是你生命中有问题,不道德的行为什么的,怎么样呢?他会知道的。但那是为了……如果是为了医治,他可以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但他不能医治你,因为他已经做了那事。你明白吗?是的。哦,如果他……如果他在这里,我相信他在,他会以同样的方式回答,是不是?基督徒们,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81

不要匆忙,只要敬畏。妇人真的病了,因为有个黑影悬挂在我和她中间。[原注:磁带空白。]你准备做手术,是不是?那是因为肿瘤,是在你胳膊下,很严重。只有神能帮助你。那是事实,是不是?你现在相信他在这里帮助你吗?让我们低头。

父神啊,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我按手在这里,手术刀要切开的地方。如果手术没找到小地方、最后的部分,撒但就会像吼叫的狮子一样回来。但你知道,就在撒但所在之处,它在台上被暴露了。全能、感激不尽的父神啊,请你存留这妇人的性命,好吗?她知道她站在某个知道她的东西面前。神啊,那是你。垂听你仆人的祷告。圣经上说:“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看看这里的男人妇人此时正在为她祷告。神啊,奉耶稣的名,存留她的性命,让她活着。我们为此赞美你,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快乐地上路去吧。
82

你好,女士?呐,是有点不同。等一下,女士是第一个,她意识到那是她站的地方,她能说出在她身上的效果。你现在能意识到(瞧?),这不是你的弟兄。我只是个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也许你从未见过我。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对不对?如果神帮助我,告诉我你在这里的目的,你受苦或不管是什么。如果他向我揭示那个,你愿意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吗?我藉着一个属神恩赐所能做的就这些。

底下的其他人会说:“我要……”这妇人,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吗,女士?是真的,是不是?是真的。我们彼此一无所知,没有接触,什么也没有。我们完全是陌生人。我们在这里见面。
83

呐,瞧,朋友们,你能不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呐,必有东西在这里,我必定有某个方法知道这妇人的事。若是说了什么事,我做不到;我只是个人。她看上去像个健康的妇人。据我所知,可能不是她的健康。但也可能是,我不知道。但如果圣灵临到,对她说……呐,说到医治她,若是疾病,我医治不了。我没有能力医治。其他人也没有。医治必须来自神。

呐,你相信这是主的道,是不是?你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是不是?你相信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说:“我不能做什么,直到父显给我看。”他所做的事就是今晚站在这里,说到如果是疾病,要医治妇人,他不能。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以某个方式让她相信。对吗?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以某个方式让妇人接受他为妇人所做的事。
84

哦,如果它是给这妇人的,岂不也一样是给你们底下其他人的?那就是主要你们做的事,就是相信。那就是我想要让你们做的事,就是相信。传道人想要你们相信,因为他在传讲神的道。我藉着我出生时神至高无上地赐给我的这个神圣恩赐……我整个的一生都是那样,每次都是完美的。难道你们没看到那是神想要让你们相信吗?我可爱的孩子们,我希望你们看到了。

呐,在我和妇人之间,我看到她走进厨房什么的。是在一张桌子上。她不能吃饭;她有胃病。是的。呐,主说的话对不对?呐,如果他在这里,我们是陌生人,知道所有的……知道你的病是什么,那不足以使你相信吗?那足以使你们都相信吗?但是瞧,如果我跟妇人交谈久了,主也许会告诉我关于她年轻生命的事或类似的事。我们看看。
你们都愿意吗?不是……如果神……瞧,呐,我不能说他会。但如果他会,那会加倍地鼓励你们吗?请举手,说:“那会加倍地鼓励我。”好的。愿神应允;我不能说他会。
85

我只想跟你交谈。你有什么问题呢?他说了什么?胃病。是的,先生,胃病。哦,如果他医治你胃里的胃病,他很奇妙,是不是?他可爱。你爱他吗?嗯,可爱的主耶稣,他真奇妙,是不是?我们现在仰望他。

当妇人站在井边跟耶稣交谈,耶稣谈起话题,说:“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哦,犹太人那样说是不合宜的。”
你是什么血统?西班牙?墨西哥?我想是的。
86

他说。那有点像这个,是不是,差不多一样?是的,女士,你有个兄弟生病了,他有某种病发作,或者是……哦,是心脏病。他按住心脏,倒下了。我看见他。我还以为是癫痫,却是心脏病发作;他心脏病发作倒下了。你在跟他交谈;你劝他,你劝他受洗,做一个完整的基督徒。那是事实。

父神啊,对这个站在这里哭泣的可怜妇人,知道我们所讲的主耶稣此时在场,是我们的避难所,是我们的力量,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神啊,施怜悯,将她心里所求的赐给她。主啊,不管那些事是什么,不对的,请纠正它们,父啊。作为你卑微的仆人,你的灵此时在我身上膏抹,我按手在她身上,求父神藉着耶稣基督将她心里所求的赐给她。阿们!
呐,姐妹,你必得着你所求的,是不是?你感到你现在抓住了线路吗?跟着它回家。阿们!神祝福你。
87

要有信心。耶稣说:“你们要对神有信心。”

我看到有东西在这里像这样上下移动,继续移动。那是个高大的东西。有人在捣碎东西。哦,那是个……是个医生。他正在检查一个妇人。这个黑人女士就坐在这里。她患了低血压,坐在下面。神祝福你。呐,你可以回家,痊愈。跟随你刚才抓住的线路,它会领你得到释放。阿们!阿们!
你现在相信吗?神的儿子主耶稣,他的同在在这里。妇人……瞧,你必须有的唯一的东西,就是相信。瞧,不是我,我一生从未见过妇人。我对她一无所知。神知道。但她的信心接触到了圣灵。瞧?做了什么事呢?跟患血漏的妇人一样:耶稣在会众中转过身,说:“你的信心救了你。”瞧?是那样的。神祝福你。只要有信心。
88

主祝福你,女士。主怜悯你,是我真诚的祷告。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是。你相信主耶稣跟我在圣经中所描述的一样吗,他从死里复活,是神的爱子吗?你全心相信吗?如果主耶稣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如果是这样,你会接受他作你疾病的医治者吗?你会。神祝福你,大妈。你是一位母亲,我看你是。呐,你的生命不能隐藏。瞧?我接触到了你的灵和生命。

你在这里要我为你祷告,有高血压。你有高血压。你还有事情,我看到他在看你的膝盖。是膝盖骨下面的水流出来了。是的,是不是?呐,如果他能揭示那个,他也能医治你,是不是?肯定的。是的,夫人。他肯定能。他帮助这个可怜的妇人,可不可爱?他想要做什么呢?使妇人相信,提升她的信心。大家要真正敬畏。
89

也许我们要谈一会儿,大妈。你想要我跟你谈一会儿吗?好的,我要跟你谈。好的,我要问你一件事。如果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呐,你相信神会向我说话,告诉我你是什么,你想要什么,你其它的愿望是什么。我看到它现在是什么。是的,先生。是为了一个儿子或孙子;是一个孙子。孩子神经相当过敏。他很不安,参加过战争。他在韩国,受伤了。他回家了。他没有任何工作,很不安。那是事实。回家去,他会找到工作的,你得医治了。神祝福你。

要相信主耶稣。只要有信心;你必得到你所求的。如果你没有信心,你就什么也得不到。因为信心……人非有信心,就不能得神的喜悦。
90

呐,女士跟我是陌生人。对吗,女士?我们是……请尽可能敬畏。我们等一下要结束。我不想要用长长的聚会使你厌烦,但我想要花时间在这些人身上,确保它在会众中建立信心。不要走动,请不要走动。瞧?灵像这样从一处去到另一处。他在这里转换、移动,使你不安。瞧?使我很快就虚弱了。等一会儿。

91

呐,姐妹,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彼此不认识,一生从未见过对方。但你相信主耶稣在这里要帮助你吗?你在这里是为了别人。嗯。他们不住在这里;他们来自德卢斯。你有……你是……这人有关节炎,不能起来。跟士兵有关的事,他是个士兵,事情是这样的。他骑马受了伤,伤了自己。哦,你手里的那块手帕,当圣灵在你身上时,拿那手帕放在他身上。神祝福你,奉主耶稣的名。

你相信凡事都可能吗?刚才有一件跟士兵有关的事。那里有个士兵,我以为是……它仍在重演,那就是我观察,要看在哪里的原因。但它是……它是不同的。
女士坐在那里看我,你有关节炎,是不是,女士?女士坐在那里,她帽子周围有圆形的东西,坐在这排末端。你想要耶稣医治你那个病吗?你全心相信他会吗?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也有关节炎。你被涌到你口里的其它东西搅扰。哦,那是胆汁,你有……对不对?肯定的,是的。你们在那里互相按手。你们都互相按手。
主耶稣,你看见这些事,我祈求你医治她,父啊,使她们俩人完全痊愈,为了你的荣耀,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92

女士坐在后面祷告,我看见光立在你头上。你被膀胱病搅扰,女士,你相信……穿棕色裙子坐在这里看着我,是那样的。你有膀胱病,是不是?我说:“是不是?”你现在没有了。

在你后面,另一个戴棕色帽子的女士,有胃病。她也想要得医治。你相信吗,女士?坐在这位先生后面看着我,就在这后面。是的,你举了手,穿着绿色的毛衣。不,在这里,姐妹,在这里。不。站起来,女士,你在这里。坐在这排末端。是的,你举了手,那是光站立的地方,就在那里。站起来,趁着你有机会接受,现在就接受。是的。神祝福你。有胃溃疡,它现在离开了。你的信心医治你了。
93

神应允,它更近了。好像当你在很后面……坐在底下我所指之处的女士。我以为是在她头上。我看到又在她头上了。但我看到有东西……那是举着手的女士。你举着手,请站起来。戴着鲜红色的帽子。是的。我以为是坐在你前面的女士,却是你。哦,是胆囊炎;事情是这样的。是的,我现在看到他在那里检查胆囊,在那些疼痛所在的肋骨下。是的。现在回家去吧;耶稣基督祝福你,我的姐妹。

你相信吗?“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要有信心。坐在这底下的女士,患了妇科病,只要对神有信心,女士。你所要做的就是这些。神必应允你的医治。是的,你,是的。站起来。现在你可以回家,好了。神祝福你。
94

这里这女士也患了妇科病。这是那些鬼魔来回拉扯的地方。你有妇科病,是的。瞧,那灵来回地走。刚才底下有人胃病得医治了,因为你也有胃病。是的。你感染了,他们说是在妇科器官上,医生告诉你:感染。是的。看到那些鬼魔彼此拉扯,你可以认出它们来。

呐,这是你最需要的东西,超过所有的;你需要耶稣作你的救主,因为你不是基督徒;你是不信者。不是不信者,但你不是基督徒。你现在愿意接受耶稣吗,你知道你正站在他的同在中吗?你现在接受他作救主吗?过来这里。
神啊,当这个郁闷的孩子今晚回家,这病痛放在这里,要把她带到十字架的脚下,主啊,赦免她的一切罪,医治她身上的病,使她得痊愈。父啊,愿这祝福临到她,愿所有的罪都得赦,所有的坏习惯都没了。当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她时,愿她完全得痊愈。阿们!
你的罪现在得赦了,欢喜快乐地去吧。
全心相信吗?现在要敬畏。
95

姐妹,瞧这里一会儿。你全心相信吗?哦,你的神经过敏现在没了。你可以回家,你现在感到安静了,是不是?你得医治了。耶稣使你痊愈了。

大妈,你想要那旧糖尿病好起来,让你再真正地生活,感觉良好吗?你相信耶稣会医治你吗?如果我按手在你身上祈求,你会得到吗?当然,你看到湿疹或皮疹,但是那……主要的事,隐藏的事是糖尿病。
主耶稣,应允我们姐妹的要求,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现在要有信心。去,全心相信,你必得到你所求的。
96

过来,弟兄。你相信我吗?你挂在身上的十字架,主耶稣的受难像准确地挂在你的病所在的地方:你的胃。现在去吃你想吃的东西吧。

虚弱的妇科病,你也有糖尿病。你相信耶稣使你痊愈吗?神祝福你。去吧,愿主耶稣祝福你。
你的病是在喉咙里。哮喘导致你咳嗽。不能躺下,必须像这样站着。你相信主医治了你吗?
全能的神,赐给这女孩祝福,奉耶稣的名,阿们!
你相信当你坐在那里时肾病等等就离开你了吗?神祝福你。全心相信。
认为你可以停止服用胰岛素,认为主已经使你痊愈了吗?欢喜地上路去吧。
97

心脏病,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是吗?他医治各样的疾病。神祝福你。只管欢喜快乐地上路去吧。

你也有同样的病。只管继续走;神使你痊愈。
如果你相信,神就必使这会堂里的每个人痊愈。你相信吗?站起来一下。“神是我们的避难所和力量,是患难中随时的帮助。”危急出现了;战斗打响了。现在举起手来,触摸生命线,带着它回家。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你们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