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117 天使的出现及使命

1

我看到这里有几架录音机,它们会把这些事录下来。任何时候你想知道圣灵对你所说的,只要找这里保管录音带的弟兄,他们会重放录音带,你就会得到准确的答案。你可以看看事情是否照着所说的发生。当你听到“主如此说,某事要这样发生”时,你就查看它是否正确,明白吗?总要这样。

2

那让我们作一点背景介绍…… 我很高兴今晚只有我们这些人在这里,我们都是老乡,对吗?我们大家都不是陌生人。我甚至可以讲咱肯塔基的家乡话了,就像在家一样。我们都是…… 这里要是没有从肯塔基来的,那我就不讲咱家乡话了。这里有谁是从肯塔基来的?请举手。瞧!我真的感到像回家了一样,不是吗?这好极了!

我母亲曾经为一些人提供住宿。有一天我到那里去,看到一大群在那里寄宿的人,他们正围着一张又长又大的桌子坐着。我问:“有多少人是从肯塔基来的,请站起来。”每个人都站了起来。那天晚上我去我的教堂,在那里我问:“这里有多少人是从肯塔基来的?”大家都站了起来。我说:“太好了。”看来那些传道人做得不错,我们很感激。
3

在圣经《罗马书》11:28,请仔细听我读这段经文。

就着福音说,他们为你们的缘故是仇敌,就着拣选说,他们为列祖的缘故是蒙爱的。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
让我们祷告。主啊,今晚当我们存敬畏的心,全心全意地来到这儿,求你帮助我们,我们所说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你的荣耀。帮助我,主啊,让我只说该说的,并让我知道该说多少。该停止的时候,就求主让我停下。我祈求每一颗心都能接受这些事,让圣堂里的病人和有需要的人都能从中得到益处。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门!
4

今天人不多,所以我就讲这样一个主题,我不会耽搁你们太久。我把手表放在这里,尽量让你们早一点回去,以便你们明天晚上再来。现在,请保持祷告的心。我想他们还没有分发祷告卡。我从来不问他是否…… 如果他们还没发,不管他们发了还是没有发,都没有关系。即使必须要叫号的话,那我们这儿也有一些卡号。如果没有,那我们就看圣灵怎样说。

现在请你们注意听。这个…… 今晚只有我们这些人,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可以讲这个话题,因为是有关我本人的。这就是今晚我读这段经文的原因,要让你们知道恩赐和呼召并不是任何人可以靠自己的行为能得到的。
5

保罗在这里说:“福音的光对犹太人是蒙蔽的,他们远离神乃是为了我们的缘故。”但在前面那节经文中说到:“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按照神的拣选,天父爱他们却又蒙蔽他们,是为了让我们外邦人有悔改的机会。通过亚伯拉罕,他的那一个后裔将借着神的道使整个世界蒙福。你看到神的主权是多么至高无上了吗?他的话语无论如何都要成就,那是他唯一要做的事。神也拣选了我们,他也拣选了犹太人。

6

所有这些事都是神的先见。在神说他们将来会怎么样时,他一早就已经知道了。神之所以是神,乃是因为他必须从起初就知道结局,否则他就不是无限的神。神不愿一人沉沦。这是肯定的!他不愿任何人沉沦。但在起初,甚至在创世之前,神就清楚地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得救。他不愿人沉沦,“他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得救。”[彼后3:9]然而从一开始,他就预先知道谁会得救,谁不会得救。这就是他为什么可以预先说:“这会发生,那会发生”或“会这样,这个人会这样。”明白吗?

7

神能够预知一切,因为他是无限的。如果你知道这一点,就会知道没有神不知道的事。看到吗?他知道万事,时间开始之前的事,时间结束之后的事,没有一样他不知道的。他知道万事,一切都在他的心中。保罗在《罗马书》8章和9章中说:“他为什么还指责人呢?”[罗9:19]这是我们的看法,但神……

就像传福音一样,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相信这节经文吗?”
我说:“我相信。”
他说:“那么你一定是加尔文派啦。”
我说:“我是加尔文派,只要加尔文派持守圣经的真理。”
我们可以用树上的一根枝子来象征加尔文主义,但树上还有许多其它的枝子,一棵树上不只有一根枝子。加尔文派只强调永恒的保障,但你要是只相信这点,那过不多久你就会发现自己掉到普救主义里去了,越陷越深。但当你从加尔文主义的枝子出来之后,你又发现还有一个阿民念主义。看,树上还有别的枝子,还有其它的枝子,要不断继续下去,所有的这一切组成了一棵树。因此我相信加尔文主义,只要它符合圣经。
8

我相信神在创世以前就已知道并在基督里拣选了他的教会,基督在创世之前就已被杀,圣经说:“基督是神的羔羊,在创世之前就已被杀。”[启13:8]明白吗?耶稣说神在创世之前就已经知道我们,保罗说:“神在创世之前就已经知道我们并预定我们借着主耶稣基督得儿子的名分。”[弗1:4-5]那是神,是我们的天父。明白吗?

所以不要担心,车轮正在有规律地转动着,每一件事都会按时到来。唯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要进到这个转动中,这才是最重要的。当你进入这个转动中后,就知道该怎么作了。
注意,“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罗11:29]按照圣经来说,这是我被主呼召的唯一途径。相信今晚在座的朋友们都能确实地明白这一点,不要认为这是出于我自己,而要知道并了解神所说他要做的是什么。你们要找到那正在进行的事情,并跟从它。
9

首先我能回忆起来的最早的一件事,是一个异象。我能回忆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神给我的一个异象,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孩子,手里握着一块石头……

对不起,我记得的第一件事是,那时我穿着一件长衫,不知你们年老的是否还记得从前小男孩所穿的那种长衫?多少人还记得从前小男孩穿的那种长衫?我还记得在我们住的那间古老的小木屋里,我在地上爬。后来有人进来了,我不知道他是谁。妈妈在我的衣服上缝了一条蓝带子。那时我才刚会走路,还在地上爬着。当那个人站在火炉旁取暖的时候,我抓起那人脚上的雪往嘴里塞。我记得母亲因此一把将我拉起来。
10

接着我能回忆起来的一件事,是在两年后,我手里握着一块小石头。那时我大概三岁,我的小弟弟还不到两岁,我们在屋后的院子里玩。那院子很小,是用来堆放柴火和劈柴的地方。多少人还记得以前人们把木头堆在后院,劈柴火?我今晚干吗还打领带呢?我都到家了。

后院有一条小水沟,是从泉水里流过来的。我们用葫芦瓢从那口泉里舀水,放在旧杉木桶里提回家。
11

我还记得在我可爱的奶奶去世之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时她已经一百一十岁了,在她临死之前,我扶起她,就这样扶着。她用手搂着我,说:“亲爱的,神祝福你,直到永远。”之后她就去世了。

我想我的奶奶一生从来没有一双自己的鞋子。记得我还年青时,我会去看望她。我看到她每天早晨一起床,就光着脚,走过雪地,到泉边提了一桶水,光着双脚踩着雪又回到家里。这并没有影响她,她活了一百一十岁。好家伙!她身子板儿结实着呢!
12

我还记得她想告诉我,有关我爸爸小时候玩玻璃球的事儿。当时我想:“可怜的老奶奶,她怎么才能爬上那阁楼呢?”她住在一个两房的简陋小木屋里,上面有一间小阁楼,梯子是由两棵小树做成的。她说:“晚饭后我给你看你爸爸玩的小玻璃球。”

我说:“好的。”
她要把玻璃球给我看。她把那些玻璃球放在楼上的一个箱子里,就像那些老人家一样把她的东西包好收藏起来。我想:“究竟我可怜的老奶奶要怎么爬上那梯子呢?”因此我上前说:“等一等,奶奶,我来帮你吧。”
她说:“靠边站。”跟着她就像只松鼠似的爬上了梯子,她叫到:“好了,上来吧!”
我说:“好的,奶奶。”心里想着:“哦,乖乖,但愿我在一百一十岁的时候也能像她这样浑身是劲!”
13

我记得那个古老的泉水,当时我手里拿着一块石头,用力把它扔到烂泥里,来向我的弟弟显示我多有劲儿。树上有一只鸟在唧唧喳喳地叫着,是一只知更鸟之类的鸟。我以为这只小知更鸟想跟我说话。当我转过头来听的时候,那鸟却飞走了。之后有个声音说:“你一生中很长一段日子,要住在一个靠近新阿尔伯尼的地方。”

那地方离我长大的地方有三英里。我们根本没想过要去那个地方,但一年后,我们真的搬到新阿尔伯尼去了。我的一生中,这种事……
14

我的家人没有什么信仰。我的父母不去教会,以前他们是天主教徒。

我想我的小侄子今晚也在这里,我不清楚。他是个军人,我一直为他祷告。他是个天主教徒,现在还是。当他上次在这里参加聚会的时候,他就站在讲台的这个地方,他看到了那些神的事情。他站在那里说:“比利叔叔?”他在海外已经好长一段时间了,他说:“当我看到那个…… 在天主教会中没有这样的事发生。比利叔叔,我相信你是对的。”
于是我说:“乖孩子,不是我对,是神对。是的,他才是对的。”我又对他说:“麦尔文,我不要求你做什么,只要你全心地事奉耶稣基督。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但你要确实知道耶稣基督到底是不是已经在你心里了,之后你可以去你想去的教会。”
15

我的上一代是天主教徒,我的父亲是爱尔兰人,母亲也是。我们家唯一没有爱尔兰血统的,只有我的外婆,她是切诺基印地安人,所以我的母亲也差不多是混血。我们这个世代,人过了三代就完了。她是我们家唯一没有爱尔兰血统的人。哈维和伯兰罕是上一辈的名字,接着是莱昂兹,也还是爱尔兰人,所以他们都是天主教徒。但是我们从小根本就没有受过什么宗教教育或宗教训练。

但说到那些恩赐以及异象,我当时看到异象的经历和现在完全一样,因为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那是神的先见,是神在行事。一直以来,我都不敢提这些事。
16

你们已经在《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本小册子中,读过我的故事。我想可能是在这些书里,或其它的什么书里,对吗,吉尼?是在这本书里吗?就是我们现在所有的这本书里吗?是《生平故事》这本书里吗?我想是的。我是不是很糟糕?有关我的书,我自己却没有读过,是别人写的,是在聚会当中摘录的。因为我本人已经经历过这些了,所以我盼望着再有这样的异象发生。所写的都很好,我也读过一些,因为一有机会我就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地看一看。

17

总而言之,你们知道当我还是小孩子时,异象就向我显现。大概在我七岁的时候,他说:“不可抽烟,喝酒或以任何方式玷污你的身体,因为你长大之后有一份工作要你去做。”你们都在书上读过这个故事。是的,一直以来异象不断地临到我,甚至在我开始传道之前,这种事就一直不断的临到我。

一天晚上,我见到我们的主耶稣。我相信圣灵允许我这么说。那位从主而来的天使并不是主耶稣,主的那位天使不像异象中的这位。在这个异象中,我看见主耶稣,他个子不高。那天我在田里,为我父亲祷告。后来我从田里回来就准备上床睡觉,我望着我父亲,说:“哦,神啊,救救他吧!”
18

那时我妈妈已经得救了,是我为她施的洗。但我父亲却还在醉酒,我想:“哦,要是我能让他接受主耶稣,该有多好啊!”我走到前面房间靠门的那个小草床躺下。有个声音对我说:“起来!”我就起来到房子后面,走进一片长着鼠尾草的地里。

在离我不到十英尺的地方,那里站着一个穿白袍子的人。他个子不高,手臂这样交叉着,留着短络腮胡子,头发垂肩,像这样侧面对着我,看上去是那样地安详。他的脚一前一后。风一吹,他的袍子就飘了起来,草也随风飘动。
我心里想:“喂,这是怎么回事?”我咬了自己一下。我自言自语地说:“我不是在睡觉啊。”我折了一根长草,就像一根牙签,把它放在嘴里,回头望着房子,心想:“不是,我在房里为父亲祷告,有个声音叫我出来,结果这人就站在这里。”
19

我想:“他看起来像主耶稣,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直视着我们房子所在的那个方向,于是我就转到这一边想要更清楚地看他。我可以看到他的侧面,但我要转个方向才能看清楚他。我说:“喂。”他没有动。我想:“我还是叫叫他吧。”于是我说:“耶稣。”我叫的时候,他就这样转了过来,伸出了双手,之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世上没有任何艺术家可以将他脸上的神态画出来。在我所看到的画中,何福门所画的那张主耶稣三十三岁的头像最接近。在书面上我都是用这张画,因为它看起来最像,最接近。
他看上去好像他一发声世界就会消失,然而他所含的慈爱和温柔足以使我扑倒在地。后来天亮了,我恢复了知觉,我发现我的泪水已经湿透了睡衣,于是我就穿过那片鼠尾草丛走回家了。
20

我把这异象告诉我的一个传道朋友,他说:“比利,那会使你发疯的,那是魔鬼。你千万不要与这类东西打交道。”当时我是浸信会的牧师。

我又去见另外一位老朋友,我坐下来告诉他这件事,我说:“弟兄,你怎么看这事?”
他说:“比利,我告诉你,我想你最好尽你一生传讲圣经上所说的,如神的恩典等等,我不会去追求像你刚才所说的,这种异想天开的事。”
我说:“先生,我不是要追求异想天开的事,我只是想从你那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就说:“比利,教会在很久以前是有很多这样的事,但是在使徒们去世后,这些事也就结束了。现在,只有巫师和鬼魔才能看到这种事。”
我说:“麦金尼弟兄,真的是这样吗?”
他说:“真的。”
我说:“神阿,怜悯我吧!”我又说:“麦金尼弟兄,请你与我一起祷告,求神不要再让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你知道我爱他,不希望在这种事上出什么差错,你跟我一起祷告吧!”
他说:“好的,比利弟兄。”于是我们就在牧师楼里祷告。
我问了好几个牧师,但答案都是一样的。最后我都不敢再问他们了,因为若再问,他们可能会把我当魔鬼了。我不想这样,但在内心深处,我知道发生了某件事,某件事发生在我心里,我从没有想过要成为这个样子。
21

几年后的一天,那时我还是第一浸信会的成员,我的一个朋友叫沃特·约翰逊,他是一位男低音歌唱家,对我说:“昨晚你真应该去那里看看那帮圣滚轮。”

我说:“沃特弟兄,他们是干什么的?”
他说:“就是一群五旬节派信徒。”
我说:“什么?”
“五旬节派信徒!比利,你真该看看那帮家伙,他们在地上打滚,跳上跳下。他们说他们必须要叽里呱啦地说一些人家听不懂的语言,否则就没有得救。”
我又问:“他们在哪里?”
“在路易斯维尔另一端的一个帐篷聚会,当然都是些黑人。”
我说:“哦,是吗?”
他又说:“那里也有许多白人。”
我说:“他们也那么做吗?”
他回答说:“是的,他们也那样做。”
我说:“荒唐,人们怎么会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看来这些事是一定要发生的了。”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当时他为了帮助消化正嚼着干橙子皮,这些事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当时我心里又寻思着:“叽里呱啦,跳上跳下,接着又会产生一种什么宗教呢?”我就这样想着。
22

之后不久,我认识了一位老人,今晚他可能也在这里,名叫约翰·雷恩。也许以前他来过这里。这位老人蓄着长胡子和长头发,今晚他可能也在这儿。我想他是从本顿港的“大卫之家”来的。在路易斯维尔,他们有个地方叫“先知学校”。我想去找这些人,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找到后我却没看到有人在地上打滚,不过他们有一些奇怪的教义。也正是在那里,我遇见了这位老人,他邀请我去他那儿。

后来有一天我去度假,在那儿住了一天。我去雷恩弟兄的家,但他不在,他到印地安那波勒斯的某个地方去了。他的太太说:“主叫他去那里。”
我说:“你就这么让他走了?”
她说:“哦,他是神的仆人啊!”我听说,这个忠心的妇人几个星期前去世了,她完全献身给自己的丈夫,这才是一位真正的妻子!是的,不管对还是错,他丈夫都是对的!
23

雷恩弟兄你在这儿吗?他不在。他前几天来过这儿,对吗?他们是自给自足的,家里没有任何吃的,真的。我在密歇根湖里钓到几条鱼,然后我就去到他们那里,但他们家里连烧鱼的油都没有。我对他妻子说:“他什么吃的也没给你留,就这么走啦?”

他妻子说:“哦,比利弟兄,但他是神的仆人啊!”我想:“哦,愿神祝福你,我支持你!”是的。“你这么想着你的丈夫,为了这点,我也支持你。”是的,我们今天需要更多这样的女人,也需要更能多这样为他妻子着想的男人。是的。如果丈夫和妻子都这样联合在一起,这个国家就好多了。不管对与错,他们都生活在一起,这样就不会有这么多离婚的了。
24

后来我就回家,在经过密苏瓦卡回家的路上。我看到一些老旧的车上有很大的标语,上面写着“只有耶稣”。我想这些“只有主耶稣”的标语是什么意思,一定是与宗教有关的。我去到那儿一看,一路上有很多自行车,上面也有标语写着“只有主耶稣”。卡迪拉克,T型的福特车等等都有“只有耶稣”的标语。我想:“不知那是干什么的?”

于是我就跟着他们,发现原来是一个聚会,一个约有一千五百人到两千人的宗教聚会。我听到他们大声喊叫,跳上跳下等等。我想:“我终于看到这帮’圣滚轮’是什么了。”
你知道我有一辆老式的福特车。我自称它每小时能跑三十英里,这边十五英里,那边十五英里。我找到一个停车的地方,把车停到一边,走过大街,加入了他们的聚会。我四下里一看,见能站人的地方都站满了。我得踮起脚尖从他们的头上看过去,他们不断地喊叫,跳着,倒在地上等等,我想:“哦,妈呀,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25

但我在那儿站得越久感觉越好。“那似乎不错嘛,也没有什么不对头,他们不是疯子。”我就与他们一些人聊天,觉得他们是很好的一群人。

那天聚会之后,我去到野外呆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又去。你们在我的生平故事中已经听过了,我在讲台上与约一百五十到两百个传道人站在一起,也许更多。他们要求所有的人都上台去,介绍他们是从哪里来的。轮到我时,我说:“传福音的威廉·伯兰罕,来自杰弗逊维尔的浸信会。”说完就坐了下来。每个人都介绍自己从哪里来。
26

第二天早上当我进去的时候…… 那天晚上我睡在野地里,把我那条泡泡纱的裤子夹在两个车垫之间压平。第二天早上,当我进去参加聚会的时候,你知道,我穿着一件T恤,还有那条泡泡纱的裤子。

我身上只有三块钱,但我必须加油回家,因此就买了一些面包,你知道是那种不太新鲜的,但我还吃得惯。后来我又从水龙头那里倒了一杯水,这已经很好了。早上我把剩的面包泡了泡,这就是我的早餐了。
我可以同他们一起吃,他们一天供应两餐,但我没有钱奉献,所以我不想白吃。
27

那天早上我到了那里,我一定要把这部分告诉你们。那天早上我进去之后,主持人问道:“我们在找威廉·伯兰罕,一位年青的传道人,昨晚他在讲台上,是来自浸信会的。我们请他今天早上为大家传讲信息。”我想势头不大对,因为他们是五旬节派的而我是浸信会的。于是我猫下腰,况且我只穿着泡泡纱的裤子和T恤衫。我们浸信会的传道人都的穿正规的衣服才能上台。我就这样缩在座位上。他又叫了两三遍。

我当时坐在一个黑人弟兄旁边。他们在北部聚会的原因就是因为南部有种族隔离,因此他们不能在南部举行聚会。我对“只有耶稣”感到很好奇,心想:“只要与耶稣有关的,就是好的。没有什么不同,只要与耶稣有关就行了。”
28

我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他们叫了两三遍之后,这位黑人弟兄就望着我,说:“你认识他吗?”摊牌的时刻到了,我不能跟他说谎,我不想那么做。

我说:“弟兄,是的,我认识他。”
他说:“那还不赶紧叫他去呀。”
我说:“嗯,我…… 我告诉你,我就是他,但你看,我穿着泡泡纱的裤子。”
他说:“上去吧。”
我说:“不行,我不能穿这种裤子和T恤上去。”
他说:“他们才不管你穿什么呢。”
我说:“你别出声,听见没有?你看,我怎么能穿着泡泡纱的裤子上去呢?我不想上去。”
这时主持人又一次问:“有人认识威廉·伯兰罕吗?”
这个黑人弟兄就叫道:“他在这儿!他在这儿!”
29

哦,我的妈呀!我的脸胀得通红,你知道我没扎领带,穿着那种旧T恤,就是袖口小小的那种。我满脸通红地穿过人群走上讲台。

我从没有用过麦克风,我不得不上台讲道。我引用了一处经文作为主题,至今我还记得,就是“那富人在阴间举目望去,就哭了。”[路16:23]我经常用三个字作为我传道的主题,就像“来看他”,“你信吗?”还有“他哭了”。我不断的讲着:“那里没有鲜花,他哭了;没有祷告会,他哭了;没有孩子,他哭了;没有歌声,他哭了……”之后,我也哭了。
30

聚会结束后,哦,好家伙!他们都围了过来,要我为他们主持另一次聚会,我想:“看哪,可能我就是个圣滚轮!”他们是一群很好的人。当我走出来的时候,一个穿着牛仔靴,带着牛仔帽的人走过来,我问他说:“您贵姓?”

他说:“我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某某长老。”
我想:“啊,他穿的……”
另一个穿着灯笼裤的走上来,你知道就是那种打高尔夫球时穿的。还有一个人穿着运动服,他说:“我是来自佛罗里达州的某某牧师,你愿意来为我这儿吗?”
那时我想:“伙计,我算是到家了,穿着泡泡纱裤子,T恤,不错嘛!”
31

我相信你们在我的生平故事中已经听到这些事,因此我就讲到这里,接着我想讲一些你们没听过的事。我本来不想讲,这事我以前从来没在公众面前讲过,但在我还没讲之前,我要先问你们,如果你们答应我,在我讲完之后还像以前那样爱我,或比以前更爱我,就请举手。好,你们答应了,不许反悔呀。

第一天晚上我在他们的聚会中,他们唱着歌,拍着手,他们唱的那首短歌“我知是血,我知是血”。他们在过道上跑来跑去,喊叫着赞美主等等,我就开始想,“这听起来太棒了!”
32

他们一直引用《使徒行传》,就如2:4,38还有10:48等等,我想:“对啊,圣经是这么说的啊!怎么我以前就从没有这种认识呢。”我的心在燃烧,我想:“这太奇妙了!”起先我刚见到他们时,我以为他们是一群疯子,我想:“啊……”但现在他们就像一群天使。我很快就改变了我的看法。

第二天,当神给我这么好的机会被邀请为他们主持聚会时,我想:“哦,好极了,我会跟这群人相处的很好!他们一定是那种被人们称为’喊叫的卫理会信徒’,只是更激进一点,也许就应该这样。”肯定的,我喜欢他们。哦,我喜欢他们的某些特点,他们很谦卑,很可爱。
33

但有一件事我很纳闷,就是说方言,这真的把我搞糊涂了。一个人坐在这里,另一个人坐在那里,他们都是领袖,这个人站起来说方言,那个人就译方言,说一些有关聚会的事情等等,我想:“哦,我一定要搞明白!”接着又掉过来,那恩膏会落在这边的这个人身上,之后又回到那个人身上,他们两个互译方言。虽然教会中的其他人也说方言,译方言,但不像那两个人彼此之间的回应那么强烈。我看到他们坐在一起,心里想:“哦,他们一定是天使!”当我坐在那儿……

虽然那时我不明白,但启示最终会临到我,如果神要我明白,我就有办法知道事情的真相。明白吗?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愿说的原因,我从来没有在公开场合提起过。如果我特别想知道一件事,通常神都会告诉我,这是他给我的一种恩赐,明白吗?因此你不能将这些随便都告诉公众,那么做就等于是“把你们的珍珠丢在猪前。”[太7:6]那是神圣的恩赐,你也不愿意那样做,神要让我负责的。就像与弟兄们交谈等等,我不会想法去找出他有什么不义的事。
34

比如有一次,和我同桌的一个人用手搂着我说:“哦,伯兰罕弟兄,我爱你。”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我看着他,他不应该对我说那句话,我知道他并没有那种诚意,因为辨别的恩赐揭示了这一点,他是个地地道道的伪君子,如果有伪君子的话,那就是他。他竟然还用手搂着我。

我说:“嗯,好的。”就走开了。我本来不愿意知道,我宁肯知道他一直是我所认识的那位弟兄,仅此而已,其余的让神去处理,明白吗?我不想知道那些事。
这个恩赐不仅只是在教会中运行,很多时候也许我坐在房间里,或坐在餐厅里,圣灵会告诉我将会发生的事,你们在这里的人知道这是真实的。许多时候我在家里说:“你注意,一会儿有车经过这里,是某某人,把他们带进来,因为主说他们会来的。”或是“小心,当我们过马路的时候,会有某事发生。在那里过路的时候要小心,因为你几乎会被撞倒。”这种事就是这么临到我。看到吗?每一次都是那么完美!但我不想在人们面前过于张扬,你可以用它,因为那是神的恩赐,但你必须注意用它来做什么,因为神要你负责任。
35

看看摩西,他是一位神所差遣的人,你们相信吗?他是神所预定,拣选的先知,他生来就是先知。神差派他出去,并吩咐他说:“向磐石说话。”那磐石曾被击打过[出17:6]。神对他说:“吩咐磐石发出水来,水就从磐石流出。”但摩西生气地出去,并用杖击打磐石,水没有出来,于是他又击打了一下并对会众说:“你们这些背叛的人听我说,我为你们使水从这磐石中流出来吗?”你看神怎么做?水流出来了,但神说:“摩西,过来!”这下可糟了,看到了吗?你必须对这些事非常小心,要非常谨慎地运用神的恩赐。

36

就像一个布道家,一个很有能力的布道家,但如果他出去布道只是为了索取奉献的话,神就要他为此负责。是的,你必须非常谨慎地运用神的恩赐,不要滥用神的恩赐为自己或教会树立威望或名气。我宁愿在简陋的地方举行两、三个晚上的聚会,保持谦卑、低调,你们明白我的意思。是的,总要坚守在神可以用你的岗位上。记住这是里面的生命。

37

所以那天,我想:“我要出去看看。”因为那两个人对我震动很大。于是我想:“我要去见那两个人。”聚会结束后,我就在外面的院子里找那两个人,四处看看,见到其中的一个,我说:“你好,先生!”

他说:“你好,你就是今早的那个年青传道吗?”
那时我只有二十三岁。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你贵姓?”
我回答说:“伯兰罕,你呢?”他说了他的名字。我想:“如果我能与他的灵接触就好了。”虽然不知道如何接触,我说:“先生,你们这里的人有我所没有的东西。”
他说:“你信主了之后,接受了圣灵了没有?”
我说:“我是一个浸信会信徒。”
“但你相信以后,接受了圣灵了没有?”
我说:“弟兄,你指的是什么?我没有你们所拥有的,我知道这一点,因为你们所拥有的似乎大有能力。”
他说:“你说过方言吗?”
我回答说:“没有,先生。”
他说:“我可以马上告诉你,你还没有得到圣灵。”
我就说:“如果只有这样才算是得到圣灵的话,那我还没有得到。”
接着他说:“如果你没有说过方言,你就没有得到。”
38

我就这样跟他交谈着,我问:“那么,我怎样才能得到圣灵呢?”

他说:“去到那间屋子里,开始寻求圣灵。”
我一直观察他,他并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但我知道他有点奇特的感觉,因为他看我的眼神变得有点呆滞。我发现他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他绝对是个百分之百的真基督徒。我心里想:“赞美神,没问题了,我得赶紧到祭坛前去祷告。”
39

我想:“我要找另外那个人。”我就到处去找他,看到他,我就向他走去。我说:“你好,先生!”

他说:“啊,你是属于哪个教会的?他们告诉我你是浸信会的。”
我回答说:“是的。”
他说:“你还没有得到圣灵,是吗?”
我说:“我不知道。”
他说:“你说过方言吗?”
我说:“没有,先生。”
他说:“那你就还没有得到圣灵。”
我说:“我知道我的确还没有得到你们所拥有的。我知道这一点,但是弟兄我真的很想得到它。”
他说:“那里有个水池,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说:“我已经受洗了,但我…… 我还没有得到你们所拥有的。你们有一些我非常想要的东西。”
他说:“那很好。”
40

你们知道,我正在尝试接触他的灵。后来我终于接触到了这个人的灵。如果我曾经与卑鄙的伪君子交谈过,那么他就是其中的一个!他有个黑头发的妻子,但同时他又跟一个金发的女人同居,而且还跟她生了两个孩子。他上酒吧,喝酒,骂人,无所不为,然而他在聚会中说方言,说预言。

于是我说:“神啊,原谅我。”聚会之后我就离开了,心里想:“我要明白这些事。圣灵似乎降在真实的信徒身上,也降在伪君子身上。”我说:“这不可能!决不可能!”
41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断地祷告、哭求,我原来以为如果同他们在一起,就可以知道所有的一切。我发现一个是真正的基督徒,另一个却是地地道道的伪君子,我就想:“怎么回事?”我对神说:“主啊,也许是我自己有什么问题吧。”然而作为一个基要派信徒,我说:“答案一定在圣经中,肯定的!”

对我来说,任何行动必须是出自圣经,否则就是错的。它必须出自圣经。它必须要得到圣经的验证,不单是一处,还必须贯穿在整本圣经里,这样我才相信。它必须与圣经完全吻合,与经文的每一句话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否则我就不会相信。保罗说过:“即使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受咒诅。”[加1:8]我相信圣经。
我说:“我在圣经中找不到这类的事。”
42

两年后,也就是在我失去了妻子和女儿之后,我在“绿磨房”那个老地方祷告。由于呆在洞里两天了,我就出去外面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我出去的时候,我的圣经放在靠近入口处的一根木头上。有一棵老树被风吹到了,上面有一根树杈这样翘着,树干倒在地上。我就这样跨在那个木头上,躺在那里看着天空,双手这样放着。我就这样躺在木头上祷告,有时候就睡着了。我在那里已经好几天了,不吃不喝,就在那里祷告。我出了那山洞呼吸一点新鲜空气,因为洞里又冷又潮。

43

我出去,我的圣经还放在前一天我离开时的那个地方,开着的是《希伯来书》第6章,我开始读了起来:“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懊悔死行、信靠神、各样洗礼……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 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神得福;若长荆棘,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

这时候有个“呜…… 咝…… ”的声音!
我想:“他来了!我要听听他说什么。他把我叫醒,一定是要让我看到异象。”我就在那根木头的末端等着,等着,起来,来来回回地走着,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什么也没发生。我又走回洞里,还是没有发生什么,我站在那里,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44

我又走到圣经跟前,哦,又是那一段经文。我拿起圣经,心想:“在这段经文里他要我明白什么呢?”我继续读下去,读到“懊悔死行,信靠神”等等。接着读到“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过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神得福;若长荆棘,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哦,这段经文把我惊呆了!

我想:“神啊,你要给我一个异象吗?”我在那儿求神给我启示。突然间,我看到世界在我面前旋转,地已耕好了。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来了,他扬着头,像这样撒种子。当他在小山坡上消失时,紧跟着来了另一个穿黑衣服的人,他也低着头撒种子。后来好种长出来了,是麦子;坏种子也长出来了,是杂草。
45

过了不久,地上有了一场大干旱,麦子垂着头渴望着雨水,快要干死了。我看到所有的人都举起手来,祈求神降雨水。我看到杂草也垂着头,等待雨水。后来一片乌云掠过大地,下起了大雨,那原先无力垂着头的麦子“呼”地一下立了起来,就在麦子旁边的稗子也“呼”地一下立了起来。我想:“这是什么意思?”

接着启示临到了我:同一个让麦子生长的雨水,也让杂草生长。降在一群人身上的同一个圣灵,祝福了他们,同样也使一个伪君子蒙福。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20]不是凭着他是否喊叫,是否欢呼,而是“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我说:“这就是了!主啊,我明白了!原来如此。”那个人…… 你可以有恩赐,却不认识神。
46

你知道,从那时我就开始极力地抨击说方言的事,因为就在那天,神向我证明了这一点。

有一天,我在俄亥俄河中为我第一次带领归主的信徒们施洗。当我开始为第十七位信徒施洗时,我祷告说:“父啊,我用水为他施洗,求你用圣灵为他施洗。”我开始将他浸入水中,就在那时,有一道光,伴随着旋风从天上照了下来。当时有好几百人在河边,那是六月的一个下午,正好是两点钟。
那光旋在我的正上方,有一个声音发出来说:“正如施洗约翰是基督第一次来的先锋,你的信息要预备基督的第二次再来。”这把我吓得要死。
47

当时所有的人都站在河边,有铸造工,药剂师及其他的人。那天下午我为大约两百到三百人施洗。施洗结束后,人们下水把我拉上岸,执事及其他的人都上前来问我:“那道光是什么意思?”

从“基列时代浸信会”以及“孤星教会”来的一大群黑人弟兄姐妹,还有许多在河边的人,当他们看到所发生的事时,就开始尖叫,有人晕了过去。
48

有一个教会主日学的女教师,穿着游泳衣坐在一艘小船上,我想劝她从那个小船上下来。我说:“玛吉,你下船好吗?”

她说:“比利,我没有必要下船。”
我说:“是的,你不必。但你应该尊重神的福音,从我施洗的地方离开。”
她说:“我没有必要这么做。”
当我施洗时,她在那里暗笑,讽刺我,因为她不相信洗礼。后来当主的天使降下时,她扑到在船上,至今她还在疯人院里。因此神是轻慢不得的,知道吗?以前她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后来去喝酒,被啤酒瓶打着,整张脸都被割破了。哦,她样子看起来非常恐怖!都是从那次引起来的。
49

在我一生中,我经常看到这个异象,看到它的运行,看到这些事情的发生。不久后,这异象越来越多的临到我,每个人都告诉我说那是错的,这使我非常苦恼。我就去到我经常祷告的地方,但不管我怎样恳切祷告,祈求它不要再临到我,它还是照来不误。我简直……

当时我是印地安那州的猎场看守员。有一天我回家时,有一个人坐在那里等我,他是我们教会琴师的兄弟。他说:“比利,下午你和我一起去麦迪逊,好吗?”
我说:“不行,我必须到森林里去。”
我去到房子后面,卸下我的枪带和其它东西,卷起袖子准备洗一洗吃午饭。我们住在一个两房的小屋里。洗完之后我走到房子旁边,来到一棵很大的枫树下,就在那时“呜…… 咝…… ”的声音经过。我几乎晕了过去,我一看,知道“他”又来了。
我就坐在台阶上,那个人从车子里跳出来,向我跑来说:“比利,你感到头晕吗?”
我说:“不是。”
他说:“比利,怎么回事?”
我说:“我不知道,弟兄,去做你的事吧,我没事的,谢谢。”
我的妻子出来,提着一壶水,说:“亲爱的,出什么事了?”
我说:“亲爱的,没什么。”
她就说:“那么,快来吧,饭准备好了。”
50

我说:“亲爱的,我有事要告诉你,你打电话去办公室告诉他们,下午我不去了。”接着我说:“亲爱的美达,我知道我打心眼里爱耶稣基督,也知道我已出死入生了,但我不想与魔鬼有任何的关系。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简直像个囚犯,一直以来,那些异象及其它的事不断地临到我,一直发生在我身上。”(以前我不知道那是异象,也没有称它为异象。)我说:“那些经历就像魂游像外似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亲爱的,而且我也不想再被它愚弄。那些人告诉我那是魔鬼,但我爱主耶稣。”

“哦,”她说:“比利,你不该听那些人说的。”
51

我说:“但亲爱的,看看别的传道人,我才不想要这种东西呢!我要去森林中的老地方,我还剩下十五块钱,你好好照顾比利。”那时他还是个小孩子。我说:“你拿着这些钱,这些钱足够你和比利生活一段时间的了。打电话给办公室说我下午不上班了,我可能明天回来,也可能永远都不回来了。如果我五天内没有回来,就叫他们另找人顶替我的工作。美达,如果神不答应把那东西从我身上取去,或永远不再发生,那我就永远不从森林里出来。”想想,人竟会无知到这种地步!

52

那天晚上我就上山,到了森林中一间简陋的小屋。当时已经是晚上了,我准备第二天去到我的营地,在山坡后面的森林里。我相信即使联邦调查局也无法找到我。我跪在那间小木屋里,祷告了一个下午。在天黑之前,我祷告后读到圣经中的一段话,“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但我不明白。后来小木屋变得越来越暗了。

我小的时候经常去那里挖陷阱,在那里设一些的圈套抓动物、钓鱼,并在那里过夜。那是一间破烂不堪的小屋,已经在那里好多年了,可能在它还不是这样子之前,曾经有租客住在那里。
53

我就在那里等着,心想:“等着吧。”从凌晨一点一直到三点,我都在屋里来来回回,前前后后地走着,后来就坐在一个旧凳子上,其实不是凳子,是一个小箱子。我坐在那里,心想:“哦,神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待我?父啊,你知道我爱你,你知道我爱你的!我…… 我不想被魔鬼附着,我不要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神啊,求你不要再让这些事发生在我身上了。我爱你,我不要下地狱。如果我错了,那么即使我再卖力地去传讲又有什么用哪?如果真的是这样,不但我自己下地狱,也误导了成千的人。”应该说是上百人,在那时我的福音事工已经算是很大了,我说:“我再也不想让它发生在我身上。”

54

我坐在那小凳子上,就像这样坐着。忽然,我看见一道光在屋里闪耀,我以为有人拿着手电筒到这里来了。我四处看看,心想:“怎么回事?”它就在那里,就在我的正前方,在地板上闪烁着。它就在那儿,就在我眼前。屋子的角落里有个没有盖子的圆炉子,就在地板上有一道光。我想:“这是从哪里来的?不可能是从小木屋里出来的。”

我又仔细看看,那光就在我的正上方。就是那同一道光,就这样悬挂着,像一团火旋转着,近似翠绿色。“呜…… 咝…… 呜…… 咝…… 呜…… 咝…… ”地响着,就这样在上空旋转着。我看着它,心想:“那是什么?”我很害怕。
55

这时我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伯兰罕弟兄模仿人走路的声音],只听到赤脚走路的声音。然后我看到一只脚踏了进来。除了这闪着的光柱之外,屋里一片漆黑。我看到一个人的脚走了进来。当他走进房间,他走过来时,我看到他是一个人,体重看上去有差不多两百磅,这样交叉着双手。以前我见过他以旋风的形式出现,也听过他与我说话,也见过他以光的形式出现,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形象。他走进我,靠得很近。

朋友们,坦白地说,我以为我的心脏都不跳了。想想看!换了你,你也会有那种感觉的。可能你的阅历比我丰富,可能你作基督徒已经很长时间了,但那也会让你有同感的。虽然他曾千百次地临到我,但是每当他靠近我的时候,我还是像瘫了一样,浑身无力。有时候甚至让我…… 我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很多时候当我离开讲台的时候,我已经一点劲都没了。如果在这恩膏下呆的时间太长,我会完全晕过去。有时聚会结束后,他们用车载了我几个小时的路程,我还不知道自己在哪。我无法解释。你们去读圣经吧,圣经会告诉你们这是怎么一回事,圣经是这样说的。
56

我呆坐在那里看着他,我的手就这样举着。他很亲切地正视着我。他的声音非常的深沉,他说:“不要害怕,是全能的神差遣我来的。”他说话时,那声音,正是我两岁以来一直同我说话的同一个声音,我知道就是他。我想,现在……

请注意听这段对话,我尽我所能逐字逐句地把它复述出来,因为我几乎都记不太清楚了。请注意听!
我这样望着他,他非常平静地对我说:“不要害怕,我是从全能的神面前受差遣而来的,来告诉你那奇特的出生。”你们知道我的出生,我一出生,同一道光就悬挂在我的上方。他说:“你那奇特的出生及被人误解的人生已经指明你要往世界各地去为病人祷告。”他又说:“不管他们患了什么病……”接着他特别指明癌症。神可以为我作证。他特别指明癌症,他说:“如果你可以使人们相信你,在你诚恳的祷告下,没有任何疾病在你面前站立得住,即使癌症也不能。”明白吗?“如果你使人们相信你。”
57

我看出他不是我的敌人,而是我的朋友。当他这样向我走近时,我真地不知道我会死去或发生什么事,我说:“先生,我是……”我哪懂得医治和那些恩赐呀?我不知道。我说:“先生,我是一个…… 我是一个穷人。我跟我的人在一起,跟我在一起的人都是穷人,我也没受过教育。我…… 我…… 没有这个能力,他们不会理解我的,他们…… 他们不会听我的。”

他说:“就像先知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印证他的事工,你也要被赐予两个迹象印证你的事工。一个是你手握住要求代祷的人,用你的左手握住那人的右手,安静地站着,你身体就会有反应。接着你祷告,如果那个反应消失,那么疾病就已经从那人身上离开了;如果那个反应没有离开,那么你就祈求神的祝福,然后离开。”
58

我说:“可是,我担心他们不会接纳我。”

他说:“如果他们不相信第一个迹象,他们会相信第二个,就是你能知道他们心中的秘密,他们会听从这个。”
我接着说:“先生,这正是今晚我在这里的原因。那些牧师告诉我,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事是不对的。”
他说:“你生在这个世上就是为了那个目的。”明白吗?“神的恩赐和召选是没有后悔的。”[罗11:29]他说:“你生在这个世界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说:“但是,先生,我的牧师告诉我说那是邪灵,这就是我在这里祷告的原因。”
接着他引用主耶稣的第一次到来向我解释。我说……
59

朋友们,奇怪的是…… 我要在这里停一会儿,回顾一下。让我更害怕的是,每一次我遇见算命的,他们总是知道有某事发生在我身上,这差点把我给害死。

有一天我和我的表兄们经过一个嘉年华会。我们那时都是小孩子。经过那里时,有一个年轻漂亮的算命女人坐在其中一个帐篷外面。她坐在那儿,我们经过时,她说:“喂,你过来一下!”我们三个人转过身来,她说:“穿条纹背心的那个。”那就是我。
我说:“啥事儿?夫人。”我以为她要我为她买一罐可乐或什么的。她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可能二十刚出头。我就走上前来说:“夫人,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她说:“喂,你知道有一道光跟着你吗?你出生时伴随着一个迹象。”
我说:“你什么意思?”
她说:“你生在某个迹象之下,有一道光跟着你,你的出生是为了一个神圣的呼召。”
我说:“走开,你这女人!”我就走开了,因为我母亲经常告诉我,那些算命之类的事都是属于魔鬼的,她说的没错。那女人把我吓坏了。
60

当我还是猎场看守员时,有一天我上了巴士,我站在巴士里,一个水兵站在我身后。我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好像总是被一些灵笼罩着。当时我乘巴士去亨利维尔林区巡逻。我就看看四周,见到那里坐着一个穿着整齐的大个子胖女人。她对我说:“你好。”

我说:“你好。”我以为只是和一个普通女人讲话。
她说:“我想跟你聊一聊,好吗?”
我说:“什么事?夫人。”我转过身来。
她说:“你知道你出生时有一个迹象吗?”
我想:“又是一个可笑的女人。”于是我就望着窗外,一句话都不说。
她又说:“我可以跟你谈谈吗?”我没有反应,她又说:“不要这样嘛。”
61

我继续望着窗外,心里想:“这好像有点不大绅士吧?”

她说:“只要一会儿。”
我继续望着窗外,根本不理她。过了一会儿,心里想:“我要看看她所说的是否跟其他人一样。”但我转念一想:“哦,真是的!”这使我哆嗦起来,因为我真地不愿想这事。于是我又转过头去。
她说:“我最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位星象学家。”
我说:“我想你也是干这个的。”
她又说:“我是去芝加哥看望我的儿子,他是一位浸信会的牧师。”
我说:“那很好,夫人。”
她说:“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出生时伴随着一个迹象吗?”
“没有,夫人。”我撒了一个谎,只是想听听她要讲什么。我说:“没有,夫人。”
“那些牧师从没有告诉过你吗?”
“我从不跟牧师打交道。”
“啊哈!”
她说:“假如我能够准确地说出你的生日,你会相信我吗?”
我说:“不会,夫人。”
“我可以说出你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我说:“我才不信呢。”
接着她说:“你出生于1909年4月6日,早晨5点钟。”
我说:“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又问:“你能说出这水手的生日吗?”
她说:“我不能。”
我说:“为什么?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呢?”
62

她说:“请听我说,先生。”接着她就开始谈论星象学。她说:“每隔许多年…… 你记得那带领博士们去见主耶稣基督的晨星吗?”

我就支吾着说:“我对宗教一窍不通。”
她说:“但你一定听过博士来见耶稣的故事。”
“听过。”
她说:“那些博士是什么人?”
我说:“我只知道他们是博士。”
她说:“博士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跟我一样,是星象学家,当时他们被称为星座观察家。”接着她又说:“你知道吗,神在世上行事之前,总是先在天上,然后再在地上显出迹象来。”
我说:“我不知道。”
63

她说:“那么……”接着她就列举了两、三个星星的名字,就像火星,木星、金星之类的星星,当然她所说的不是这三个星球。她说:“这些星星越过他们的轨道,相会在一起。”她又说:“有三位博士来见主耶稣,一位是来自含的后裔,一位是闪的后裔,一位是雅弗的后裔。他们得到三颗星的指引来到伯利恒相遇,每个在地上的人都跟天上的星星有关系。你可以问问这位水手,月亮、星辰的出现是否与海水的涨落有关。”

我说:“不必问他,我知道。”
于是她说:“你的出生与天上的星星有关。”
我说:“这我就不知道了。”
64

她说:“这三位博士得到三颗星星的引导,他们来自不同方向,在伯利恒相会,他们分别是挪亚的三个儿子:含、闪、雅弗的后裔。他们来敬拜主耶稣基督,并带来了礼物献给他,而后各自离去。”

她继续说:“耶稣基督在他传道时说过,当这福音传遍世上万民时,就是含、闪、雅弗的子孙时,他就会再来。天上的那些星球,当它们运行的时候……”她说:“它们都分开了。从那儿以后世上的人就再也看不到它们了。但每隔几百年,它们的轨道就会这样交叉。”如果这里有一位天文学家,他可能就会知道她所说的,但我不懂。她继续说下去:“它们那样交叉着为的是神赐给人类的最伟大礼物,也就是神的儿子。当那些星星再次交叉轨道时,他会为地上带来另一件礼物,而你正是在星星交叉的时候出生的,这就是我知道你生日的原因。”
最后我说:“女士,我先声明我不相信你所说的任何一件事,我没有什么信仰,也不想再听你胡说八道!”说完就走开了,我截断她的话题,后来就下了车。
65

每一次我遇见这种人都是这样。我就想:“为什么这些邪灵会这样说?”然而,那些传道人告诉我说:“那是魔鬼!那是魔鬼!”他们使我相信那是来自魔鬼。

那天晚上在旧木屋里,当天使说到这一点时,我就问:“为什么所有那些巫师,被鬼附的人总是告诉我那迹象是来自神的,而传道人们,我的弟兄们却说那是出自邪灵呢?”
注意听他是怎么说的,也就是照片中悬挂着的那位说的。他说:“从前怎样,现在也是怎样。”他开始向我指出经文,他说:“当我们的耶稣基督开始他的事工时,那些宗教人士说:’他是别西仆,是魔鬼。’但魔鬼说:’他是神的儿子,是以色列的圣者。’再看看保罗和巴拿巴传道时的情景,那些宗教人士说:’这些人扰乱天下,他们是邪恶的,是出于魔鬼的。’但那街上算命的,认得保罗和巴拿巴是神的仆人,她说:’他们是神的仆人,对你们传讲救人的道。’对吗?巫师、占卜者、被鬼附的人都知道。
66

但我们却因神学理论变得如此贫乏而对圣灵一无所知。我希望你们听完后还能爱我,但这是事实,也包括灵恩派信徒!是的,只是叫喊、跳舞并不意味着你认识圣灵。关键在于个人与神面对面的接触,那才是你真正需要的。信徒们聚集在一起,在圣灵的能力中合一,这样的教会才是神要复兴的教会,是这样的。

那位天使指出了圣经中的例子,告诉我牧师们是怎样误解的,并向我证实牧师们确实误解了。
当他告诉我所有这一切,以及耶稣怎么……
67

我说:“那么,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将来会如何呢?”

他说:“这些事会越来越大。”他告诉我并向我指出耶稣是怎么做的,他如何来到世上,带着预知的大能,说出了井边妇人的过犯,并且他宣称他不是医治者,而是“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做。”[约5:19-20]
我问:“那到底是什么灵?”
他说:“是圣灵。”
这时,我的心得到启示,意识到我所逃避的正是神要我来这世上的目的。也意识到那些人,正如过去的法利赛人一样,他们向我错误地解释了经文。因此自那以后,我不再用自己的话来解释经文,而只说圣灵说的。
于是我告诉他:“我愿意去。”
他说:“我会与你同在。”
68

那天使走进光里,那光开始一圈一圈、一圈一圈地这样环绕着他的脚,他升入光中,离开了木屋。

我回到家时,已是一个新造的人,那个星期天的晚上我到教会去,告诉人们所有的一切。
就在那个星期三的晚上,他们带了一个妇女来,她原是“美誉”诊所的护士,患了癌症,快要死了,她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当我走下去,握住她的手时,异象就出现在我眼前,我看到她又回到护士的工作岗位。路易斯维尔的护士名单上不再有她的名字,因为她曾被认为是“已死”的人,但如今她在杰弗逊维尔,已经当了几年的护士了。我看到那异象,转过身站在那里。当他们把这第一个病例带进来放下时,我颤抖着,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她躺在那里,护士们及其他的人员都站在她的四周。她的脸深凹着,眼睛深深地陷在里面。
69

她的名字叫玛姬·摩根,如果你们想写信给她,她的地址是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诺布罗克街411号,或者写信到印地安那州,杰弗逊维尔,克拉克县医院,让她亲自向你们作见证。

我看着她,她被带了进来,成为我的第一个病例,这时异象临到了我,我看到这位女士又在四处走动护理病人。她看上去很好、很结实、很健康。于是我说:“主耶和华如此说,你会活下去,不会死!”
她的丈夫是社会上很有名望的人,他这样望着我。我说:“先生,不要怕!你的太太会活下去的。”
他把我叫到外面,提起两、三个医生的名字,问我说:“你认识他们吗?”
我说:“认识。”
“那你怎么说我的太太会活呢?我与其中的一位医生打高儿夫球,那位医生说她的肠子已经长满了癌细胞,甚至不能用灌肠器为她灌洗。”
我说:“我根本不在乎她得的是什么病!我已经看到异象了!我确信那天使告诉我的,他说,无论我在异象中看到什么,只要说出来就必成就。我相信他所告诉我的。”
赞美主!没几天,她就可以洗刷,做家务了。她体重现在有一百六十五磅,身体非常健康。
70

当我被大家接纳后,见证就传开了。罗伯特·道迪打电话给我,后来这些见证传遍了德克萨斯州,传遍了整个世界。

有一天晚上,有四、五次…… (我不明白说方言等事,但我相信圣灵的洗,也相信人们会说方言。)一天晚上,在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的大教堂里,当我走向讲台要讲道时,有一个人坐在那里像机关枪似地快速说着方言;坐在会众后面的一个人就站起来开始译方言,他说:“主耶和华如此说,走向讲台的这个人将开始全能神所命定的一个事工,就像施洗约翰被差遣作为主耶稣基督第一次到来的先锋,他所带来的信息将预备主耶稣基督的第二次再来。”
我当时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我抬起头来问那人:“你认识那个人吗?”
他说:“我不认识,先生。”
我说:“你认识他吗?”
他说:“我不认识他,先生。”
我又问他:“你认识我吗?”
他回答说:“不认识,先生。”
我又问:“你来这干吗?”
他说:“我在报纸上看到这有个聚会。”那是聚会的第一天晚上。
我望着他说:“你怎么到这而来的?”
他说:“我的一些朋友告诉我说你会来这里,一位’神医’,于是我就来了。”
我问:“你们彼此都不认识吗?”
他说:“不认识。”
71

哦!就在那里我看到了圣灵的大能,若换以前我肯定以为那是错的,我也知道我…… 同一位神的天使与那些有属灵恩赐的人同在。虽然其中有许多假的、混乱的,巴比伦式的东西在里面,但在其中也确实有真实的,我看到那是真实的。

哦,许多年来,人们在聚会中都能看到这样的异象等等。
72

有一次,一位摄影师,在阿肯色州的一个会堂里拍到了它的照片。聚会是在一个像这样的礼堂里举行的。我站在那里试着解释那火柱,人们都坐着仔细地听,在场的有卫理公会信徒、浸信会信徒、长老会信徒等等。忽然我看到从门那里,“它”来了,“呜…… 咝…… 呜…… 咝…… ”

我说:“我不需要再多说了,因为它已经在这里了。”它朝向讲台移动,人们开始尖叫,那火柱来到我所站之处,它就停在我的身边。
就在“它”停下来的那一刻,一位传道人跑上来说:“我看见了!”那光强烈地照射着他,使他不能睁开眼睛,他摇晃着往后退。你们可以在书上看到他的照片。当他倒退的时候,他的头是低着的,你们可以从照片上看到他。
“它”就停在那儿,报社的记者就在这时把“它”拍下来了,但这还不是神让火柱被完整拍摄下来的时候。
73

有一天晚上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成千上万的人想要进入山姆·休斯顿圆形剧场的音乐厅参加聚会,人数超过八千人。

在那天晚上的辩论会上,一个浸信会的传道人说我是个骗子,一个宗教骗子,下流的伪君子,应该被驱逐出城,而他应该是那位驱逐者。
那时波斯务弟兄说:“伯兰罕弟兄,你就任由这种事发生吗?给他点颜色看看!”
我说:“不,我不想争辩。福音不是用来争辩的,而是要活出来的。”我又说:“不管你怎样劝他,他还是老样子,不管我们说什么或证明了什么,都丝毫不能改变他。如果神都不能向他的心说话,我又怎么能呢?”
74

第二天,那传道人在《休斯顿邮报》上说:“这显示出他们都是装的,他们害怕接受辩论的挑战,害怕为他们传讲的辩论。”波斯务弟兄来见我,那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位可爱的老弟兄,他用手搂着我说:“伯兰罕弟兄,你真的不接受这个挑战吗?”

我说:“是的,波斯务弟兄,我不接受这个挑战。它没有什么好处,我们离开讲台后,只会留下一片混乱。”我说:“我现在正主持一个聚会,不想打乱计划。由他去吧,他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我们以前也见过这种人,跟他们谈是没有用的,他们固执己见,根本不会听你的。如果他们接受了真理的教导,却不接受圣经上所说的,反而称之为魔鬼,那他们就已经越过了分界线,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他们只能这么做,因为他们所拥有的是宗教的灵,就是魔鬼。”
魔鬼的灵是带有宗教性质的虔诚,多少人知道这个事实呢?是的,先生,那些魔鬼都是绝对的“基要派”。我这样说可能有人不太愿听,但那是真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定神的大能。”[提后3:5中文和合本圣经译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确实如此。神迹奇事一直都印证着神,注意,神说在末日同样的事将会发生。一定要注意!
75

波斯务老弟兄刚从日本回来,他非常累,本来今晚他要与我一同来聚会,但他有点感冒,所以他和他太太不能来了。他要与我一起去鲁布克。

波斯务弟兄看起来就像迦勒,你知道他站在那里很严肃地对我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不愿去,就让我去吧。”
我说:“波斯务弟兄,我不想让你去,那只会引起争论。”
他说:“不会有半点争论。”
我就要结束讲道了,注意听。他后来真的去了。
我说:“如果你不争论,那好吧。”
他说:“我答应你,我不会去争论。”他就去了。
76

那天晚上约有三万人聚集在那个大礼堂,坐在这里的伍德弟兄那天也在场,他也坐在那个大礼堂里。

我的太太说:“你不去参加那个大会吗?”
我说:“不去,我不会去那里听他们辩论的。”是的,我不想听那样的争论。
但当夜幕降临时,有声音对我说:“去吧!”所以,我就叫了一辆出租车,我和我的弟兄、我的太太以及我的孩子们一起去那里。我在三楼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
77

波斯务弟兄就像一位老练的外交家走了出来,他复印了一些…… 他复印了圣经中六百多处有关今日神医治的应许。他说:“贝斯博士,现在如果你愿意,请到这里来用圣经来反驳其中的任何一个应许。这些应许每一个都是圣经中的,是属于今天主耶稣基督医治病人的应许。只要你能根据圣经,论证这些应许中的任何一个与圣经相抵触,我就坐下,与你握手说:’你是对的。’”

贝斯先生说:“等轮到我讲的时候,我会的。”他想等到最后再上讲台,这样波斯务弟兄就没机会反驳他了。
78

因此波斯务弟兄说:“那好,贝斯弟兄,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只要你回答我’是’还是’不是’,我们马上就可以结束今天的辩论。”

贝斯先生说:“我会回答你的。”
波斯务弟兄就要求主席去征得贝斯先生的同意。贝斯先生说:“可以。”
之后,波斯务弟兄问:“贝斯弟兄,耶和华救赎之名是否适用于耶稣?是还是不是?”
这就是了,一切都解决了。我告诉你,我感到我的全身好像有什么东西流过一样,以前我从没有这样想过。我心里说:“贝斯先生答不出来!这个问题把他难倒了。”
他说:“贝斯先生,我等着你回答我呢。”
贝斯先生说:“我等会儿再回答你。”
波斯务弟兄说:“我感到惊讶,你连我最简单的一个问题都回答不了。”波斯务弟兄冷静得就像根黄瓜,他知道他的立场。接着,波斯务弟兄紧扣经文,发起了攻击。
贝斯先生说:“你先讲三十分钟,我等会再回答你的问题!”
79

波斯务弟兄站在那儿引用经文,把贝斯先生弄得满脸通红,他的脸红得几乎可以点着火柴。

后来他站起来,生气地把纸扔在地上,上台传讲,他讲的是坎贝尔派的信念。我曾是一个浸信会信徒,知道他们所相信的。他传讲有关复活的事,“当这朽坏的变成不朽坏的,那时我们才会在复活中得到神的医治。”哦!天哪!当我们都从死里复活,都变成不朽坏了,难道还需要神的医治吗?他甚至怀疑耶稣行在拉撒路身上的神迹,他说:“那只是暂时的,因为拉撒路还是死了。”
80

当他讲完那一套后,他说:“把那个神医带出来,让他做给我看!”

他们起了一点骚动,波斯务弟兄说:“贝斯弟兄,你让我感到很奇怪,你竟然没有回答我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
这时贝斯先生简直气得要发疯了,他咆哮着:“把那神医叫出来,让我看看他是如何医治的!”
波斯务弟兄说:“贝斯弟兄,你相信人们会得救吗?”
“当然相信!”
“那你愿意被称为救世主吗?”
“当然不愿意!”
波斯务弟兄说:“你并不因传讲灵魂救恩,你就成为一个救世主吧!”
贝斯先生说:“当然不会!”
波斯务弟兄说:“同样地,伯兰罕弟兄并不因为传讲神医治人的身体,就成为一个医治者。伯兰罕弟兄不是一个医治者,他只是把人们引向耶稣基督。”
贝斯先生又说:“把他叫来,让我看看他是怎样行医治的!让我看到今天得医治的人,然后我告诉你,我是否相信神的医治。”
波斯务弟兄说:“贝斯弟兄,这听起来很像在骷髅地上的情景,’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相信你。’”[太27:41-43]
81

哦,乖乖,这回他真的是给气炸了肺了!他叫道:“让我看看他是怎么行的!让我看看!”主席请贝斯弟兄坐下,他走向一边。有一位五旬节派的传道人站在那儿,贝斯弟兄就猛地把他撞开,穿过讲台。波斯务弟兄看到了,就说:“嘿,不要打架!”于是他们赶紧将他拦住,那些主席不得不强迫贝斯弟兄坐下来。

雷蒙·瑞奇弟兄就站起来说:“这就是南浸信会人的态度吗?你们这些浸信会的牧师,这个人是南浸信会委派来的,还是他自己要来的?”他们没有回答。他又说:“我问你们呢!”他认识他们每一个人。
他们回答说:“是他自己来的。”我知道浸信会信徒们也相信神的医治。他们说:“他是自己来的。”
82

这就是当时所发生的情景,波斯务弟兄说:“我知道伯兰罕弟兄在我们当中,如果他愿意上来为我们结束今天的聚会,那就再好不过了。”

霍华德对我说:“你别动!”
我说:“我没动。”
就在那时,“它”来了,开始在四周回旋,我知道那是主的天使。
他说:“起来!”
当时大约五百人在我走上讲台时将手这样彼此拉着,形成了一条通道。
我说:“朋友们,我不是神医,只是你们的弟兄。”我说:“贝斯弟兄,我没有轻视你,我的弟兄,一点也没有。你有权利保持自己所信的,我也是一样。”我又说:“当然,你已经看到了,你无法驳倒波斯务弟兄刚才提出的几点,任何熟悉圣经的人也无法驳回,因为他们知道这是记载在圣经中的。”接着我又说:“至于医治病人,贝斯弟兄,我不能医治他们,但每天晚上我都在这里,如果你想看耶稣基督行神迹,就过来吧,主每个晚上都行神迹。”
贝斯先生说:“我想看你医治病人,然后我观察他们!你可能用催眠术迷惑他们,我要观察他们一年!”
我说:“贝斯弟兄,你有权去检查。”
83

贝斯先生说:“你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群愚蠢的疯子,只有你们这种人才相信这些东西。浸信会的信徒是不会相信这些胡言乱语的。”

波斯务弟兄说:“请等一下,在休斯顿有多少真正的浸信会信徒参加了最近这两个星期的聚会,并可以证明伯兰罕弟兄来到这里后,他们得到了全能神的医治?”超过三百人站了起来。波斯务弟兄说:“这又如何解释?”
贝斯先生说:“他们不是浸信会的!任何人都可以随便作证,这并不代表什么。”
波斯务弟兄说:“神的话说这是正确的,你不能抵挡神的话,大家都说这是正确的,而你还是不承认。那么你到底要怎么样?”
84

我说:“贝斯弟兄,我只能说什么是真理。如果我说的是真理,神就有责任来证实。如果神不证实真理,那他就不是神。”我说:“我确实没有医治病人,只是我生来就有一个恩赐可以看见异象,并看到它成就。我知道我被人误解,但我除了实践我心中所确信的以外,不能做什么。我相信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圣灵来了并显示异象等等,要是你怀疑,就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就是这样。”我接着说:“至于我,我自己本身不能做什么,如果我说的是真理,神有义务为我证实,证明它是真理。”

就在这时,有某个东西“呜…… 咝…… 呜…… 咝……”“它”来了,直直地下来。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美国摄影家协会,道格拉斯影室的一架大型照相机就安在那儿,拍下了那张照片(那些摄影师若没有贝斯先生的许可是不可以随便拍照的。)。
85

我没有去那里之前,他们本来是要给贝斯先生拍照的。他说:“等一等!给我拍六张光面照片!”他说:“拍下我的照片来。”他用手指着我们老圣徒的鼻子,说:“拍下我的照片来。”那些摄影师就照做了。接着,贝斯先生挥动着拳头说:“现在拍下这张照片!”他们就拍了下来。他就这样在那儿摆着姿势拍照,完了之后,他说:“不要多久,你们就可以在我的杂志上看到这些照片了。”波斯务弟兄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他们就这样拍了下来。

86

那位摄影师是天主教徒,那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他问另一位同伴:“你对这事的看法如何?”

他的同伴说:“我知道我批评过他,我曾说他催眠了那妇女,但那肿瘤确实离开了她的喉咙,可能是我错了。”
他又问:“你对那几张照片有什么看法?”
他的同伴回答说:“我不知道。”
他回到家,一边抽着烟,一边把底片放入显影药水中,就冲出了这张照片。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亲自去问他。当他们把底片冲出来时,发现贝斯先生对波斯务弟兄那些无礼动作的底片全是空白的。一张、两张、三张、四张、五张、六张全都是空白的。神不允许那假冒伪善的人在他的仆人,圣徒波斯务弟兄面前挥动拳头,指手划脚,并拍下这种照片来,神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他们又拉出另一张底片,就是那张有火柱的底片。他们说,那人当晚就心脏病发作了。
拍下火柱的那张底片被送到华盛顿特区进行科学鉴定,在取得了版权后,就送了回来。
87

乔治·拉西是美国联邦调查局负责指纹以及有疑问文件检验的主管,是全世界最出名的检验专家之一。那火柱的底片送到他那里,他用了两天的时间,去检查相机,灯光等等所有的东西。

经过两天的鉴定后,我们那天下午去他的办公室了解结果。乔治·拉西说:“伯兰罕牧师,我也是一个曾经批评过你的人。当人们说他们看见光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时,我总是说那是心理作用。你知道,以往的那些伪君子总是这么说(他是指那些不信的人)。那些画像中的圣徒和耶稣的头上有光环,那只是心理作用。但伯兰罕牧师,照相机的镜头无法拍下心理状态。那光射在底片上形成了这张照片,它是真实的。”我把那底片送还给他,他说:“哦,先生,你知道这张照片的价值吗?”
我说:“这不是属于我的,弟兄,不是属于我的。”
当然在你还活着的时候,不会看出有什么影响,但有一天,如果这世界的文明还继续,基督教还存在的话,这影响迟早会出现的。
88

朋友们,如果今晚是我们在地上的最后一次聚会,那么我和你都已经进入了全能神的同在之中。我的见证都是真实的,这样的事还有很多很多,写几本书都写不完,但我希望你们知道。

在座有多少人亲眼看到,那光就站在我讲道时所站的地方?我不是指在那张照片中看到的。如果有人曾经看到过它,请举起你们的手。好的,大约有八到十双手举了起来。
你可能会问:“是否他们看得见而我却不能?”是的,先生。那些博士跟随的那颗星越过了每个天文台,但除了他们之外,没有一个人看到,只有他们看见了那颗星。
89

以利沙站在那里看着所有的火车火马,但基哈西四处观望,却什么也看不到。以利沙向神祷告:“开这少年人的眼睛,使他能看见。”[王下6:17]之后他就看到了。他是个好孩子,站在那里,四处观看,但却什么也看不到。确实的,神让某些人看见,让某些人看不到。这是真实的。

你们有的人从来没有看到它,从来没有看到,而有些人亲眼看到了它,但却没有看到它的照片;其实,比起那些亲眼看见火柱的人,那些只见到照片的人看到了更伟大的证据。因为你的肉眼可能会出差错,可能会有视觉上的幻觉,对吗?但是拍摄成照片的火柱不是一种视觉上的幻觉,而是真实的!科学研究证实它是真实的,主耶稣成就了这件事。
你可能会问:“伯兰罕弟兄,那你认为它是什么?”
90

我相信它是带领以色列子民出埃及进入巴勒斯坦的同一个火柱。我相信它是来到监狱救圣徒彼得,拍他,为他开门,带他重见光明的同一个光的天使。我相信它是耶稣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阿门!今日的耶稣与昔日的都是一样的,他是永远一样的耶稣。

在我谈论它时,照片上的同一个光就站在离我不到两尺的地方,是的。我的肉眼没有看到,但我知道它就站在那里。我知道它现在就在我里面!哦,愿你们能明白,当全能神的大能抓住你时,有多么大的不同!一切看起来都改变了!
91

那是对每个人的挑战。起先我只是想做一些个人的见证,并没有准备今晚为病人祷告,但异象就悬挂在众人的头上,哦,神知道万事。我不想要大家排队接受祷告,我要大家坐在原位,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请举起手。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

坐在这里的黑人妇女,我看到你举起了手,是吗?请站起来一下,这样大家就可以看到你,我不知道圣灵要说什么,但你非常诚挚地望着我,你没有祷告卡,对吗?如果全能的神向我揭示你的问题…… 我这样做只是一个开始,作为一个开始。你相信我是…… 你知道我没有一样好的。如果你结了婚,那我跟你丈夫一样,只是一个人。但是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他赐下了圣灵来印证这些事。
如果神愿意告诉我你的问题…… 你知道我从没有同你接触过,也不了解你的情况,但你全心地相信吗?神祝福你,你的高血压已经离开了你,那是你的问题,对吗?现在请你坐下。
你们只要相信一次!我挑战所有的人来相信。
92

注意,让我告诉你有关马大接近主耶稣时的态度。虽然天父已经向主耶稣显示了他要做的事,然而那恩赐只有等到马大的信心有所反应才会运行,她说:“主阿,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就是现在,我也知道,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

主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听她是怎样回答的,她说:“是的,主啊,我相信你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理,我相信你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那是她要接近主的态度,谦卑的态度。
姐妹,你感觉不同了,是吗?是的,没错。
93

坐在那里的那个女士,就是在你旁边的那位,她得了关节炎,还有妇女病,对吗?女士,那位穿红衣服的女士,请站起来。那异象已经临到了你,离你很近,关节炎和妇女病,对吗?还有一些关于你生命中的事,在你的生活中有很多的忧虑,很多的困难。问题是有关你所爱的人,是你的丈夫,他酗酒,不去教会。如果这是对的,请举起你的手。神祝福你,回家接受神的祝福吧,你已得了医治,你的四周已经亮了起来。

94

坐在右边的那位先生,是你,先生。你全心相信吗?你失去了一个感觉神经,就是嗅觉,对吗?如果是的,就请挥挥手,将你的手像这样放在嘴上说:“主耶稣,我全心相信你。”[那位弟兄说:“主耶稣,我全心相信你。”]神祝福你。回去吧,你会得到医治的。

对神要有信心!你们所有坐在后面的人,你们认为那是什么?你们相信吗?要存敬畏的心!
那位坐在最后面角落里的女士,我看到那光就悬在她的上方。我能知道是哪一位的唯一方法就是看那光悬挂在哪里,这光此刻就悬在那位女士的上方。请稍等一等,让我看看那是什么。这位女士患有心脏病,她正望着我。
她的丈夫就坐在她旁边,她的丈夫有病,他刚刚得了病,不舒服,病了,对吗先生?如果是真的就请举起手来,是的。还有你,女士,带着围巾的那位。先生,我说的对吗?你今天是不是不舒服?那位先生,你的胃不舒服,是的。
你们两个全心相信吗?你们接受吗?先生,我要告诉你,还有你,举手的那位,我看到你们有抽烟的习惯。赶紧戒掉!你抽雪茄,你不该这么做,那使你生病,不对吗?如果是的,就请你挥挥手。就是抽烟使你生病,它对你的神经有害。把那些污秽的东西丢掉,不要再碰它,你会胜过它,病也会好的,你妻子的心脏病也会好的。你相信吗?我有没有说错?你知道,我在这儿看不到你,但你身上带着雪茄,就在你前面的口袋里。没错。戒掉它,按手在你太太身上,告诉神你离弃那些东西。你平安的回去吧,你和你的妻子会好起来的。主耶稣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你全心相信吗?
95

这位女士坐在这儿看着我,就是坐在最前面座位上的这位。你没有祷告卡,对吗?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耶稣基督能使你痊愈吗?

你认为那是什么呢?坐在她旁边的那位。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是吗?你也想要得医治吗?你盼望能像以前那样吃饭吗?你的胃有病,对吗?你相信耶稣医治了你吗?如果你相信主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你,就站起来。你得了胃溃疡,是吗?是由于紧张而引起的,由于长期的紧张,你胃酸分泌过多,特别是你反呕出来的食物使你的牙齿敏感。是的,是一种消化性溃疡,就在你胃的底部。有时吃东西,特别是在你吃了涂有牛油的烤面包后,就难受得像火烧一样。对吗?我不是在看你心里所想的,但圣灵是绝无错误的。你已经得了医治,平平安安的回家去吧。
96

你们那些坐在这个方向后面的人,你们怎么样?你们那些没有祷告卡的,请举起手来。好的,存敬畏的心,全心相信。你们坐在楼上的人怎样呢?对神要有信心。

我自己不能做这事,都是神无上的恩典,你们相信吗?我只能说他显示给我看的,为要激发你们的信心,然后看神如何带领我。你们有没有意识到,这些不是出自你们的弟兄,你们正站在神的面前。为你们做这事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的信心,我不能这么行。
97

等一等,我看到一个黑人弟兄坐在这个角落里,上了年纪,戴着眼镜。你有祷告卡吗,先生?请站起来一下。你全心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正在挂念某个人,是吗?如果是的,就请举起手。这不是出于我,我只是你的弟兄。你没有祷告卡,你无法进入祷告的行列,因为你没有祷告卡。在座的如果有祷告卡,不要站起来,因为你们可以进入到祷告的行列中。

但我看到那光就悬在他的上面,但异象还没有揭开。我不能医治你,弟兄,我不能。只有神能这么做,但你有信心,你相信,是因为你的信心。
如果全能的神愿意告诉我这位弟兄的问题,你们其余的人愿意接受医治吗?这个人,站在离我十五码远的地方,我从没有见过他,他只是一个人站在那里。如果全能的神愿意揭示这个人的问题,那么你们每一个人都应该健健康康地走出这里,神还能再做什么呢?对吗?
98

先生,你没有问题。虽然你感到虚弱,晚上起床有点困难,因为前列腺等等的问题,但那不是你的问题所在。你的问题是有关你的儿子,他在某个州的精神病院,因为他有双重性格,对吗?如果对,就请你挥挥手,绝对没错。

有多少人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现在就站在这里?让我们起立赞美神,并接受神的医治。
全能的神,生命的主宰,所有美好恩赐的源泉,你在这里,是同一位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
撒但,你欺骗这些人已经够久了,离开他们!我奉永生神的名,命令你离开这些人!现在他正以火柱的形式出现在我们当中,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他们里面出来!
你们每个人都举起手来赞美神,并接受你们的医治,每一个人![会众继续赞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