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203 律法既是影子

1

谢谢,史密斯弟兄。晚上好,朋友们。很荣幸今晚来到宾厄姆顿这里代表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以及他对全人类的爱。我能在这里是一件怪事;我本打算去别的地方,发生了一件事,我就不假思索来了宾厄姆顿。我现在还不明白。

我们刚从海外回来,我儿子和我从印度回来。接着我在肯塔基州欧文斯伯罗跟神召会一起举行了一场小聚会。我们在那里有几个晚上,然后从那里去了很多地方,你们知道是多么……那么多神的儿女生病、有需要。我立志要传讲一段时间的福音,让医治聚会举行一会儿;不是说我要让医治聚会举行,我只是放松,这样我就能跟人们交谈。通常在圣灵那么强烈的恩膏下……也许你们有许多人参加过这些聚会,我身上有一种可怕的感受,使我虚弱等等。我从没有机会跟传道人握手,熟悉一下等等。我真想花点时间跟大家熟悉一下。我们最好在这里熟悉;我们必须在上面互相认识很长时间,不是吗?所以,我们最好在这里就习惯对方。
2

通常在那种聚会上,他们留我在房间里禁食。你知道是怎么回事。然后来敲门,整天整夜你都是独自一人,接着进入聚会。当然,你遇见大家,开始跟他们交谈;接着异象开始。你明白吗?因晚上举行的聚会,几乎把你给撕碎了。

所以,我们用这段时间到处走走,探访我们的弟兄,许多弟兄从国家的不同地方打电话来。
芝加哥的博兹先生,他们有芝加哥的福音堂,他们租用了室内竞技场来举行聚会。博兹先生刚下来,我正准备过去告诉他说:“没问题。”他在机场,我穿上大衣,开始走出门,当我出门时,房间的电话响了。所以我们接到四个电话,我们可以继续回电话。于是我退回去,拿起电话,是这城里的加德纳先生,一个基督徒商人。我很熟悉他,他说:“伯兰罕弟兄,过来给我们举行一场聚会。”
3

我说:“哦,加德纳弟兄,我……”你知道,我说:“我正要去机场接博兹先生,在芝加哥什么地方举行一场聚会。”我说:“我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最近几天我有点不确定,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转。”

他说:“哦,我们的教会一直在禁食祷告。”有个声音对我说:“你最好上去那里。”于是我就来这里了。我现在在你们手上了。我真不知道要做什么。我上来服侍,谈论主的道。
我们的史密斯弟兄,我遇见了他,是你们的牧师,一位可爱的弟兄。我那样说不是因为我站在他的讲台上,但他的确是。来自纽约的这位弟兄,是我们的歌手,我以前见过他。今天见了许多不同的基督徒商人,自从最近两天我来到宾厄姆顿,一直很愉快。
我一直是纽约州的一小部分。我喜欢纽约州,这是我在联邦中最喜欢的州之一。我想有一天我要住在这些湖边。
4

当我是个孩子时,我就喜欢打猎,我悔改信主后并没有把这喜好从我身上拿走。我仍然喜欢打猎。所以我……纽约州是我最喜欢的州之一。呐,在普莱西德湖附近和阿迪朗达克山上,你知道。我想,在我看来,那真是世界的园艺场之一。我喜欢寒冷的天气。今晚我刚开始。所以我们真……我非常喜欢冷天气,胜于我喜欢南方的热天气。你们这里的人非常友好,我在纽约州总是受到很好的接待。我叔叔住在普利兹堡北部,我的小姨子住在怀特平原,所以在纽约州我有许多共同的东西。

5

今晚非常荣幸能来到这里,跟这群可爱的人在这可爱的教会,奉主耶稣的名服侍你们。我没有坐下来制定行程,因为我的聚会有时候有点不同;我不是有意要让聚会那样,而是神以不同的方式跟个人打交道。有时候我在一万人聚集的聚会上,神就把我拽走,去某处的一个人那里。所以,我必须得跟随圣灵的带领。我确信我们都明白作为基督徒要跟随圣灵的带领,是吧?

我们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我刚到这里。就是这样。不管神怎么带领,瞧,我想事情就要那样发生。
6

谢谢你们今晚的到来!第一个晚上就出来,也许在这个国家是第一次……你知道,我们可能会有点好奇等等;让我们今晚把那个从我们身上抖掉,让主对我们说话,告诉我们他要我们做什么。如果他要我呆的时间比这两、三个晚上更长,没问题。我只想呆到主说:“我要你去别的地方,去马其顿。”那是我喜欢的方式;我肯定我们都会那么做,因为爱我们的主耶稣,作他的仆人。

呐,我们刚从印度回来,一次奇妙、成功的旅行。刚才上来,他们开始唱那首歌“只要相信”,哦,我想到最近几年这首歌多少次召唤我上讲台,成千上万次。
7

在印度,我们有一场大聚会。我们讲道,举行了一场神医治的聚会,就在梵蒂冈和罗马的阴影笼罩下。在葡萄牙,从里斯本一直讲到埃及,再到印度。我想我们曾经拥有的人数最多的会众是在印度。我们甚至看不到头。据估计,聚会上大约有五十万人。所以,那比非洲的聚会大多了,当时大约有……哦,我们可以容纳大约五万或七万五千人在赛马场内,然后你在大街上看不到有多少……那里都是人。在那里,我们的主耶稣对我们太伟大了。比我们主耶稣所行的医治和神迹更令我的心激动的,是看到一次祭坛呼召,三万个原始异教徒归向耶稣基督。一次三万个以前从未接受基督、拜偶像等等的人归向了主耶稣。呐,想象一下你的感觉如何。你真觉得你可以喊叫,或者,哦,你觉得灵里有点兴奋,你知道,感觉真好。宣教士哭了,倒在地上,那真是不可思议的时刻。

8

神可能不会给我们那么多悔改信主的,但他必在宾厄姆顿与我们同在。你们这么想吗?在这里,主爱我们,就跟他爱那里和宗派里的那些人一样。当然,我们不……我们不代表任何宗派,完全是跨宗派的。我是……

在我以前的家人是爱尔兰人,是天主教徒。我悔改信主,加入了浸信会教会,我是在宣教浸信会教会里得到执照和按立的,在南方浸信会大会上。后来我们……此后,我……主向我显现,要我为他生病的儿女祷告,浸信会教会对此有点误解。我想,如果神要我为他的儿女祷告,他肯定会有信的人。所以我去跟五旬节派信徒在一起,那就像手上戴手套;会合得来的,因为他们相信这样的事,所以我就到家了。
9

还是孩子的时候,我就一直被人误解。也许你们读过我的生平故事,主如何向我显现,说:“不要喝酒、抽烟等等……”呐,你们这里有些人可能抽烟,却仍然说自己是基督徒,那取决于你,瞧,我不是说那些事。主告诉我不要那样做。所以,我不抽烟等等,不以不道德的生活方式玷污自己,因为当我长大了,有一项工作要我去做。

在我的弟兄们中间,我有点不适应我的同工。当我加入浸信会教会时,我猜他们认为我有点太虔诚了。所以我有点不适应。你知道他们说的:“物以类聚。”所以,当我到了这里,我就到家了。从那时到现在,我对这里一直感觉很好。我喜欢有这段交通的时间。
10

呐,我认为圣经是神的道。我相信所有的道,一切都必须奠基在圣经上,任何主题,不管是什么。许多时候人们不同意我,但那并不妨碍我。我还是照样爱他们。你明白吗?他们仍然是我的弟兄姐妹,我不跟任何人争吵。

在印度我受到一次接待,十七个敌对基督教的不同宗教在耆那庙里跟我见面。他们是十七个敌对基督教的不同宗教。哦,我从未跟他们争吵。我就让他们表达他们的观点,然后主印证了我那天晚上所讲的话。那次聚会,有成千上万人归向了耶稣基督。你看到吗?所以,关键是……
11

人可以发表声明;他可能错了,因为他只是个人。我们都容易犯错。但当神作出声明时,那是真理。瞧?那是真理。

呐,在我们熟悉、看到主要我们做的事之前,我觉得,如果今晚我们读一些他的道,谈论这道……我们不想在晚上的聚会上留你们太久。主可能会给我们传福音的大聚会;他可能会给我们医治聚会。我们不知道。不管他做什么,我们都要说:“阿们!亲爱的主,是的。”
呐,有许多人,我们任何能拿起圣经的人都能像这样打开它,但除了主,真的没有人能打开它,瞧?因为你们记得在《启示录》的异象中,他看见了一位坐在宝座上的吗?他手里拿着书卷,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没有配拿那书卷,配观看它、揭开上面封印的。从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前来,从坐宝座的右手里拿了书卷,展开书卷,揭开封印,因为他配得,那是神的羔羊,这本书的作者。所以,在我们要打开它之前,让我们低头,向这本书的作者说话。
12

我们仁慈、可爱的天父,我们今晚灵里谦卑地来到你面前,祈求我们的罪得到赦免,因为你本着怜悯,会应允我们,赦免我们一切的罪恶和过犯。天父,我们奉主耶稣的名这样祈求和就近你,因为我们没有别的保证。但主告诉过我们:“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我们确信有一些时间跟你在一起,如果我们只奉他的名求,我们知道你必垂听。

父啊,我们现在奉他的名祈求你,赦免我们每个人得罪你的罪恶过犯。如果我们的生命中有什么罪,父啊,求你把它除掉。我们不想要它在那里,因为它只会败坏我们在地上的旅程,最后我们将失败。所以,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一切缺点,让你儿子主耶稣的宝血今晚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父啊,祝福这个小教会、成员、牧师和所有的同工,祝福在这里被代表的众教会。父啊,祝福这里和周围的城市。
13

我们祈求你赐下圣灵,愿他走遍这些城市并且搜寻,把记号盖在人头上。父啊,求你应允。愿今晚成为在你百姓中间盖印、分别的时候,使心里有渴望要服侍你的人得以亲近你。愿圣徒的心被圣灵充满。求你应允。愿罪人在他们心里的祭坛上找到赦罪的恩典。主啊,求你应允。

呐,如果你的旨意是要我们有这些聚会,医治病人,或你要让我们做的任何事,主啊,求你向我们彰显;赐给我们有关的见证,向我们显现和显明。父啊,我们在这里慢慢地移动,等候看见你所要做的事。
现在我们把这一切的事、这些祝福都交在你手里。主耶稣,现在求你来拿起这道。愿圣灵照我们今晚所需要的把这道带给每一颗心。当我们离开时,愿我们像以前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因主耶稣和我们说话,我们的心岂不在里面燃烧吗?”我们奉他的名、为了他的荣耀这样求,阿们!
14

开始教导神的道,这对我来说是件崭新的事。呐,许多年前,作为会堂的牧师,作为浸信会的传道人,我们过去经常有一些大的查经班,我们可能会一整年拿出一系列的主题来查考经文:从《创世记》开始,把圣经串在一起。然后从《出埃及记》开始查考经文,《但以理书》,不管是哪里。也许是《启示录》,拿起整卷书,从一个地方到一个地方。神的一切道都是借着默示写下的。整本圣经里没有一处矛盾。如果有,我想看一看。里面写的东西,如果它被正确地放在它的位置,没有一样不能被神的道澄清的。但我们绝不能靠人的知识去做。圣灵写了圣经。圣灵是唯一能解释圣经的。他必照我们所需要的赐给我们。

15

呐,今晚来这里时,在我所想到的经文里……若主愿意,从《希伯来书》拿出一些经文来读,教导一下。在经文中,我最喜欢的几个地方之一就是这本伟大的书,因为它是一种分离。

呐,在第10章,我们要开始读一会儿,看圣灵要给我们什么,相信主必祝福每个信徒的心,如果有不信的人,愿他们今晚成为信徒。
呐,在《希伯来书》这本伟大的书中,学者们对谁写了这本书有不同的看法。我自己,在我看来,它是圣徒保罗的著作。看起来是他的手法,是他处理福音的方式。呐,他在这里写给希伯来人。在这里,作为生活在律法下的希伯来人,从这里开始是一件好事。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子,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借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
16

呐,律法既是影子。许多时候,你听人们提到《诗篇》23篇说:“我虽然行过黑暗或幽谷……”我们总是在那里用黑暗;不是的。瞧?是阴暗的谷,不是黑暗的阴影或幽谷;那是死荫的幽谷。呐,这表明,如果有阴影,就必须有一定量的光,不然就不会形成阴影。如果死亡本身只是一个阴影……换句话说,对信徒来说,它是稻草人,想要吓他,而有足够的光混在它里面,表明某个地方有光。律法既是将来之事的影子……

17

在《启示录》12章,我们读到妇人显在天上,她处在产难之中,脚踏月亮,头顶日头。呐,那月亮代表律法。教会,当然是……妇人是指教会,她脚下的月亮代表律法,她头上的日头代表恩典的时期。月亮是太阳的影子。月亮和太阳代表教会和基督。换句话说,太阳和月亮是丈夫和妻子,月亮只是反射太阳的影子。太阳照在月亮上;当地球黑暗时,月亮把光反射到地球上。

18

呐,当基督离开时,就像太阳下山了,月亮出来发光,一直到太阳回来。但当太阳回来时,月亮就消失,太阳发光。律法与恩典也是一样的。律法是要反射光或者说是光的影子,直到光出现了,这光就是主耶稣。当光取代律法时,律法就消失,瞧?呐,但月亮在那里,在光的反射中,反射足够的光,表明当生命结束后,有一个盼望和一个蒙福的地方可去,因为律法在福音的光中反射了这点。呐,当太阳不在,地球黑暗时,月亮要发光。

19

呐,当主不在时,教会要发光,是更小的光。当光……当月亮发光时,太阳照在月亮上,两者融在一起,成了一个光,当主耶稣再来时也是如此。教会反射的光……同样的耶稣,同样的事,同样的光,耶稣在地上时所行的同样的事,通过教会反射出来,表明他正在某个地方活着。

当我今晚往外看,看到月亮发光,星星闪烁,是更小的光,当我能看到那个,这就证明了一件事:太阳正在某处发光。没错。
20

不久前,几年前,我常牧养米尔顿浸信会教会。晚上我跟几个朋友回家,住在一起,在偏僻的乡下。我们要经过一片香柏木,翻过山。在偏僻的印第安纳州南部是我们的丘陵地带,就像你们这里。那儿经常有夜莺。我猜你们这里也有夜莺。它会整个晚上歌唱;我真喜欢听那鸟儿唱歌。晚上我经过时,我听它唱;它会唱整个晚上。在多云的晚上,我注意到它会唱一会儿,停一会儿;然后又唱一会儿,停一会儿;过一会儿,它会自由行动,又唱起来。所以我开始研究夜莺的习性。晚上,它站着望天,天空,天上。当它那样往上看时,它会观察星星,当什么也看不到时,它就不唱,但当能看见一颗星发光时,它就直盯着那颗星,开始唱。我想:“何等的一个功课!”就是这样。

21

哦,如果今晚我能走出去,问星星:“小星星,什么使你发光呢?”

如果那颗小星星能回答我,它会说:“伯兰罕弟兄,不是我在发光,是太阳照在我上面,使我发光的。”
任何重生的基督徒也是这样的,他们正在作生命的见证或做类似的事,作见证,为基督而活。那不是个人;那是圣灵在个人身上反射主的光,使他成为一个照耀的光。
只要夜莺能看见一颗星星在发光,它就会唱。请原谅这个表达。但只要我能偶尔听见一声强有力的“阿们”,我就知道基督仍然活着,在他的教会中作王。当你能听见某个东西反射出福音的内容,反射回来,回来……
哦,如果你留意大自然的力量,你就能观察到神。
22

不久前,我在山上,从一股泉水旁经过,当我上去那里时,我总是喝那股泉的水。这是我一生见过的最快乐的泉水,它一直冒泡、冒泡、冒泡、冒泡。我想:“小泉水啊,是什么使你如此快乐呢?为什么你一直冒泡、踊跃呢?”我想:“也许是因为鹿喝你的水,使你冒泡、踊跃吧。”

如果它会说话,它就会说:“不,伯兰罕弟兄,那不是我踊跃的原因。”
我说:“哦,也许是因为熊偶尔经过,喝你的水;也许是那个使你冒泡、踊跃吧。”
如果它会回话,它就会说:“不,伯兰罕弟兄。”
我说:“哦,也许是因为我在喝你的水,使你冒泡、踊跃吧。”
它会说:“不,伯兰罕弟兄。”
我说:“哦,是什么使你如此快乐,一直踊跃呢?”
如果它会说话,它就会说:“伯兰罕弟兄,我之所以踊跃,那不是我;而是我背后有东西在推动我,使我踊跃。”那是水的压力在往上喷。
23

每个从神的灵生的男人、女人也是如此,你一被改变,你就有一样东西,有东西进入了你里面,使你成了不同的人。你看生活不同;你看事情不同。那不是你在冒泡;是你里面有东西把它推出去。那是基督在推出见证和生命。一切都回到基督身上。

律法既是将来之事的影子,不能使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保罗在这里讲的主题是什么?完全。神要求完全。若不完全,没有人能去天堂。完全。你必须完全。然而经文说没有人是完全的。所以,如果你必须完全才能去天堂,那么……经文说没有人完全,我们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我们怎么能进入神生活居住的地方呢?因为他要求完全。耶稣说,我相信是在登山宝训里,他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在天上的父是完全的一样。”[太5:48]想一想神对人要求的完全:完全。
24

最初在伊甸园里,人处在完全的状态。不久他堕落了,他就玷污了自己的完全;玷污了他跟神的基业,失去了交通,跟神隔断了。当我想到完全时,我们怎么能完全呢?

呐,作者在这里说,每年常献的这些祭物绝不能使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要求是完全,而动物生命的祭物绝不能使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
动物的生命,像山羊、母牛、绵羊等等的血,都是动物的血,血液里有生命。生命在血细胞里。生命在血里。
25

几个星期前,锡克教徒,哦,是耆那教徒,嘴巴上蒙一块东西,这样他们就不会吸入蚊虫。他们认为,如果他们吸入了蚊虫,杀死了它,它可能是他们的某个亲戚以昆虫的样式轮回。他们打扫道路,因为他们想要确定他们是不是走在蚂蚁什么的上面。

我说:“那些人怎么能接受血的祭物呢?他们甚至不肯杀死一只蚂蚁,或者他们在手术中切除一根手指时,甚至不给刀消毒,因为他们怕会杀死刀上的细菌。”你能想象吗?我说:“你们宗教的根基建立在什么上面?”
26

他说:“在人上面。”一切都基于自己的良善,一切都基于行为,没有恩典。你瞧?一切都基于良善,一个人所能做的事。如果一个人活得够好,他自己就是神了,如果他能活得够好的话。

我说:“瞧。生命在血细胞里。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无辜的替代者必须代替罪人的位置。”哦,我要你们现在明白这点。
注意,一个无辜的替代者必须代替罪人的位置。这事同样发生在伊甸园;当亚当犯罪,切断了跟父神的交通。当他犯罪了,在他能站立在神面前之前,神必须杀一只绵羊,不管是什么,做成遮盖物。物质上,血必须献上,因为血是生命所在的地方,犯罪了,神要求生命。
27

罪的审判是要除掉生命的。注意,现在人们可以看清楚,我们就是这样极其相信主耶稣的宝血。我过去认为耶稣是犹太人,或者他有犹太人的血统。他从一位犹太母亲所生,但他没有犹太人的血。他也没有外邦人的血;他是神的血,瞧?父神荫庇了童女马利亚,在她子宫里创造了一个血细胞,生出了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每个男性……血细胞来自于男性。

就像母鸟可以生蛋,但如果它没有跟公鸟交配过,蛋就孵不出来。我经常这样说,不是开玩笑,因为我不相信在讲台上开玩笑,而是作为一个表达。一只母鸟可以下一窝满满的蛋,它可以孵蛋;可以翻动蛋;可以对蛋如此忠诚,以至它坐在窝里,变得如此衰弱,再也不能从窝里飞起来了,对那些蛋如此忠诚。但除非那只母鸟跟公鸟交配过,不然那些蛋永远孵不出来。它们是不能孵化的。
今天许多教会也是这样。你可以得到一群人,你可以呵护他们,这样、那样和别的,不管你想做什么,但如果他们没有跟过耶稣基督,没有重生,你就只是得到满窝的烂蛋;就是这样。没错。
28

现在是时候去清理并且得到一些东西了,或某个人跟主耶稣基督连上,然后重生。你永远不能让人们相信超自然,因为他们里面没有用来相信的东西。阿们!呐,那不是脱脂牛奶。瞧,没错。一个人必须从神的灵重生,[原注:磁带空白。]造物主的灵自己进入个人里面,认领他为儿子的关系。你明白吗?那个人是神的后裔,神说话,世界便出现,这人是神的后裔。他可以相信任何事。在他凡事都能,因为他相信他是神的一部分。他是神的儿子或神的女儿。

你说:“你相信神的医治吗?”
他说:“当然,神那么说了。是的,先生。”
“你相信重生吗?”
“肯定的。是的,先生,神那么说了。”他们相信任何事。神说的任何事,都是对的,因为神的道成了……
29

圣经中任何属神的应许都必成就,如果你相信它会成就的话。对任何神圣的应许保持正确的头脑上的态度就必使它成就。注意,我们要怎么到天上呢?

今晚我要问你,如果你只属于教会,如果你从未真正重生,我要问你:你要怎么去天堂?圣经说你必须完全。律法见证了完全。律法既是影子,决不能使信徒完全。那你要怎么完全呢?
30

注意,在旧约,信徒,约翰·唐,他上来,又出去,可能犯了奸淫,说了谎话什么的。他带着羊羔上来。这伟大的羔羊见证了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首先,羊羔必须完全。作为赎罪祭的羊羔必须没有瑕疵。你能想象这点吗?许多人认为……我知道这城里有人说,“哦,如果我能放弃这个,我就能成为基督徒。如果我能成为更好的男人;如果我能成为更好的女人。”你永远不能在那个状态里更好。你绝不能变得更好,直到有东西进入你里面,使你更好,然后你重生了,瞧?你做不到。

31

就像在旧的律法下,比如说,母马在那里生了一头小骡子,小骡子生下来,耳朵耷拉着,对眼,八字脚,模样何等可怕的生物!这里任何犁过田的人都知道一只耷拉着耳朵的骡子是什么样的。瞧?哦,它没有任何用处。你会看着它,说:“哦,如果小骡子能看见、明白,它就会看,说:’哦,不用多久,他们就不会喂养我了。当他出来,当这地方的主人出来,找到我,他会打断我的头,把我扔进坑里,因为我没有用。看看我,我毫无用处。看,我的耳朵耷拉着;我的眼睛是对眼;我的膝盖往外翻;我甚至无法走直路。我是个可怕的家伙。’”

32

但如果妈妈受过正确的教导,它就会说:“等一下,儿子。让我告诉你一件事。祭司绝不会看你,家主今早出来,看到你是在长子的名分下出生的。你是头生的;你有长子的名分。主人必须去取一只经过祭司检查、没有瑕疵的羊羔,这羊羔得替你死,这样你就能活。”嗯,小家伙可以蹬腿,跑啊,开心,祭司永远不会看它。祭司不会看它。祭司要检查羊羔,看羊羔身上有没有瑕疵,不是骡子,而是羊羔,因为骡子出生有长子的名分。哦,我开始觉得灵里兴奋了,瞧?

33

神绝不检查信徒,因为你死了,你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里面,受了圣灵的印记。神看羔羊。基督替你死了,羔羊没有瑕疵。注意,以后,小骡子可以过得很开心。

不久前,有个农夫,他是个很好的农夫。他没有像样的谷仓,没有多少做工的器具,但他是个勤劳的人。这让我想起了一些牧师,他可能没有很大的教会,或很多这个,但他们殷勤。他们喜欢工作,把属灵的食物带给教会,传讲全备的道。
34

所以,这农夫种植了很好的庄稼。他的邻居有一些拖拉机等等;有一座又好又大的谷仓,谷仓的门把手上几乎有十四克拉的宝石。他有个极好的谷仓,但他太懒了,不做工。所以,那年整个农场都长满了杂草。所以,到了收割的时候,那个有漂亮大谷仓等东西的农夫唯一能做的就是割杂草,堆在那里,喂养他的牲口。但他有一个漂亮的谷仓;哦,谷仓漂亮。

而另一个农夫,他是个勤劳的人。他没有像样的谷仓,但他种植了一些好苜蓿。所以,他把苜蓿堆在谷仓的阁楼上,喂养他的牲口。
35

那年,每个谷仓里都有一只小牛犊出生。所以第二年春天,他们把牛犊放出去,首先你知道,他们把小牛犊放到外面,它没有像样的畜栏可以跑进去。所以它跑到外面。它是个小家伙,到了外面,它浑身圆鼓鼓、胖乎乎。哦,它开始在温暖和煦的春风中踢腿,过得很开心,只是踢着它的腿,到处跑着踢着,享受其中。你知道,都是胖乎乎圆滚滚的,一整个冬季都在吃好的稻草。他没有问题。

其他人都把小牛犊放出去,但这可怜的小家伙只能吃杂草。它太瘦了,风都可以把它吹到了。它走出去。你知道,它甚至都无法像那样到处走。它睁开它的小眼睛看去……它有一座漂亮的教堂……一个谷仓(抱歉)。它四周看了看这座谷仓是多么的漂亮,但它太瘦了,它无法站稳在风的压力下。
你知道我所讲的风是哪一种吗。是像五旬节时候的风,降下吹过那里。这风开始吹动。这阻碍到了它,它无法站起来。
其他的牛犊都是胖乎乎的,比它好多了。但这使它感觉良好。你知道我在讲什么,当然。好的。
你知道这只瘦小的小牛犊做了什么?它从缝隙中看向那些胖胖的跳上跳下的牛犊。它说: “哞,哞,哞。好像疯了一样。哦,像疯了。” 这可怜的小家伙没有得到喂养。
弟兄们,这就是今天在许多地方的样式。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是一场老式的,圣灵的复兴横扫这个国家,用神道的维他命充满他们-让他们知道自己站在哪里。
把惧怕从教会挪去。呐,人们……我们是如何知道我们是靠着恩典得救,被圣灵充满,封上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是的,先生。除去一切的惧怕。神是如何祝福……
注意。当人们来到罪中,他要为此做一个赎罪祭。他带来羊羔。他知道他必须死,因为神说了: “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所以,她看到了必须有样东西来代替他的死。[原注:磁带空白。]
他认罪了。
接着有一个关于这事的记录,并且记在册子上。他把羊羔带上去,让祭司把羊羔放倒,他按在羊头上认罪。他拔出刀,祭司拔出刀,割断羊羔的喉咙。你听过一只羊羔死的样子吗?那是你所听过的最恐怖的事。小家伙在那里乱踢乱蹬,血流出来,溅得全身都是,它的白袍沐浴着血。这个罪人站在那里,手按在羊身上,承认:“主啊,那本该是我要死,但羊羔代替了我。”所以,他感觉到小羊羔颤抖、抽搐,肌肉和羊毛沐浴着血,他的手也血淋淋的,小羊羔死了,他承认自己的罪。
36

然后,有个关于这事的记录,并且记在册子上。如果那人第二次犯罪,凭两、三个见证人,他就不得怜恤而死。但他必须知道那羊羔为他而死,是无辜的替代者。这人从教会出来,心里带着跟他进去时一样的欲望,因为羊羔的血细胞是动物的生命,不是人的生命。所以它不能赎罪,只是代替物;它只是个遮盖。律法只是做一个遮盖,但耶稣基督的血把罪分开了,就除掉它。瞧?

注意。那人,他甚至感觉到羊羔的结局是在他手上,他抬头看,承认自己的罪,身上溅了羊羔的血。他心里带着同样的欲望回去。因为绵羊、山羊的血不能使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
但是,哦,就是这样。但一个信徒,不是情感上激动,不是因为某个过世的亲戚,而是理智、明智地看着它,知道自己犯了罪,走向主耶稣基督的祭坛,把手按在死去的羔羊身上,至于各各他,深深地印在他心里,知道基督为他被钉在十字架上,替他而死。
37

罪已经没了。看第10节。

我们凭这旨意,靠耶稣基督,只一次(不是每年,经常。)只一次献上他的身体,就得以成圣。11 凡祭司天天站着侍奉,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
我们来看。
但这人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神的右手边坐下了。
38

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注意,好的,基督徒。现在你们明白了这点,这点盖上印了,注意。

从此,等候他仇敌成为他的脚凳。(最后的仇敌就是死)14 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什么?)完全。(没错)15 圣灵也对我们作见证;因为他既已说过:16 主说:那些日子以后,我与他们所立的约是这样: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心中,要写在他们的思想里。
39

注意,每年一只羊羔,他们来再献一次祭。每个回来再献一次祭,每年都让人想起罪来。但基督只一次献上自己的血,就在高天至大神的右边坐下,使每个前来并从神的灵重生的信徒永远完全。神使那些在基督耶稣里成圣的人永远完全,阿们!哦,我们还怕什么呢?你还担心什么呢?不要听魔鬼所说的;要相信神说的。

呐,我怎么能完全呢?我无法完全。你无法完全。但神不看我们。当我们重生,归入基督的身体里,神看的是基督。基督代替了我;他代替了你。他是那位完全者,借着他在神面前所献上的血,今晚我们在主里面是完全的。
40

哦,我多么喜欢这点。从属灵上讲,那是上好的维他命;你知道它会使你强壮。

注意,哦,基督,所有的重点都应该放在他身上,不是在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教会上;而应该放在基督身上。他是那位受死的。
注意。呐,在这血细胞中,父神借着马利亚的子宫生出了基督耶稣。瞧,神创造了一个血细胞。呐,那血细胞是生命,是神自己。神使自己成为这个……
看一个受精卵,看看你自己的身体。如果你看这个,你就可以很容易看到神的医治,看到癌症、肿瘤等等是从哪里来的。那是魔鬼。我能用神的道证明这点。
看一下你,你只是一个微小的精子(通过显微镜镜片观看,我有幸在疗养院、诊所和我接受采访的地方看过。),看到精液、人精液里的精子,有几百万个精子,微小的精子,太微小了,用肉眼是看不到它的。那一度是这里的每个人。
41

呐,然后那个小受精卵冷下来,母亲是孵化器,受精卵进入子宫里,开始繁殖那个细胞,扩展,又繁殖一个细胞,又一个细胞,又一个细胞。每样种子都必长出同类来:狗生出狗,鸟生出鸟,人生出人,一样的东西。

呐,你就是从这里来的,但癌症是从哪里来的呢?它是个……它也是个大肿瘤;它繁殖细胞,从一个病菌开始。那病菌从哪里来呢?从魔鬼来;就是这样的。那就是肿瘤、白内障和其它任何疾病来自的地方,来自鬼魔。绝对是的。耶稣说他赐给门徒权柄奉他的名赶鬼。那绝对是福音,弟兄。福音是通过圣灵的明证来的。
42

注意,在受精卵里,当神,当基督在马利亚的子宫里……你只是个微小的受精卵。在它成为受精卵之前……那受精卵之后是什么?是生命。你是在超自然里;你是在第六维空间里。你脱离了人的推理;进入灵的生命里。每个小受精卵都有个生命;那生命是从某个地方来的。癌症的生命是从魔鬼来的。你的生命是从神来的;那是不一样的。

神借着受膏者——基督耶稣在肉身彰显,把自己包裹在马利亚子宫里的一个血细胞里(哦!),生出了耶稣的生命。他活出了人的生命;他以一个人死去,献上了自己的血,借着自己的身体,流出自己的血,使每个信徒都能与他一同被包在那个血细胞里。如果一个从圣灵重生的人被包裹在神儿子的血细胞里,神就再也不能否认你,就像他不能否认自己一样。因为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浸,成了一个身体,有份于这血细胞里的同一个灵。教会被包在耶稣基督生命的血细胞里。哈利路亚!我们就成了神的儿子,与耶稣基督在天国一同承受产业。
43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魔鬼得到我了。”不,魔鬼没有。是你去到魔鬼那里。魔鬼得不到你;因为你死了。死人不会争辩、争吵和背后中伤。你死了,你的生命借着基督藏在神里面,你被圣灵封印在那里。魔鬼怎么能得到你呢?不可能的。没错。你进去了一次。

我们都从一位圣灵,成为一个身体,而不是借着一封信。我们不是被一个宗派带进身体里。我们都是从一位圣灵,受圣灵的浸,受浸归入一个身体里。不管我们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不管我们是什么,一位圣灵给我们施浸,归入信徒的身体里。你们相信吗?
44

耶稣在《约翰福音》5章24节说;请务必读一下。想一想,装满两打鸡蛋的手,5章24节,《约翰福音》5章24节。“那(人称代词,个人,不是什么一群人),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时)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阿们!

基督坚固磐石我稳踏,其它地方都是流沙。如果你想,你可以说你必须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但主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那是主的话。
45

弟兄,我告诉你,魔鬼可以绕着树桩向你大喊,有人说:“我感觉很好,这是我知道我得到了圣灵的原因。”呐,那不是我知道我得到了圣灵的原因。我知道的原因是我满足了神的条件,魔鬼不能践踏神的道。那是主如此说。是那样的。在神应许的基础上,我满足了神的条件,知道我拥有永生。每个信徒也是这样做的,因为他满足了神给他制订的条件和要求。哦!

不久前……要谴责和定别人的罪是容易的。不久前,我们在某个地方举行聚会,我想是在宾夕法尼亚州,我相信是在伊利附近或那里的某处。不,是在俄亥俄州托莱多,我相信是。我们正在某个竞技场举行大聚会;有几千人在那里,我们几乎无法进出。他们让我们呆在乡下的汽车旅馆里。在我们吃饭的街对面有个小地方,是个可爱的小地方,你知道,是德美浸礼会,阿们派或德美浸礼会,不管他们是什么。在那里工作的女士是那么干净,举止讨人喜欢。我们过得很愉快,在那里吃饭,过得相当高兴。
瞧,到了星期天,他们都关了门,去教会。那就是要做的事。
46

瞧,我被留在那里了。经理巴克斯特先生,他们几个人进去讲道。比利他们去分发祷告卡了。我在那里。我想:“哦,我有点饿了。我现在有两天没吃东西了。我想我要去买一块三明治,因为我今天下午要讲道了。”那是星期天。通常在星期天下午,我总是讲生平故事,或向他们讲道。

我想:“哦,我要找……”我往那里看,我说:“那地方是个旅馆。”只是个普通的地方,我走到那里,这地方令人震惊。
47

弟兄,我一走进门,有个警察站在那里,搂着一个妇人,正在玩老虎机。赌博在俄亥俄是违法的。本该主持正义的警察自己却在那里赌博;他是个年纪跟我一样大的男人。他一定结了婚,妻子在别的地方。何等羞耻!

我往后面看,有个年轻的女士正在桌子边服侍几个男孩,他们都喝醉了。那年轻女士的举止方式,任凭那些男孩待她,那是个耻辱!我想:“瞧那里,这几乎是从乐园到老鼠窝。”
48

听着,让我告诉你。你不用担心俄国过来打败美国;你不用担心哪个国家过来打败我们。我们正在打败自己。整个道德正在崩溃。是的,对苹果有害的不是啄苹果的知更鸟,是果仁里面的虫子毁了苹果。就是那个毁了苹果。所以,不是某个别的国家;而是我们自己。

共产主义不是俄国;共产主义是个灵。没错。它正在横扫和侵蚀这个地方。你知道那是真的。是的。愿我在其它时间对此有更多的话说。
49

但注意,这个妇人,她坐在那里的桌子边,那年轻妇人,我想:“哦!”我往这边看,见一个老人坐在那里,两个人喝醉了,一个身上穿着又大又长的军大衣,一个可爱的老妈妈坐在那里,老得够做我的祖母了。这妇人穿的衣服,短小的衣服,衰弱、起皱的手臂和肌肉……她这里涂了指甲油,不管你们称她嘴唇上的是什么,你知道。用那个……我知道那不是正确的东西。我不能,不管那是什么;那是化妆。她整个嘴唇都像这样涂了油。那是蓝色的,蓝色的样子,你知道。她把她的……我看着那个可怜的老人;她叼着烟坐在那里,正在抽烟。

50

我观看,心想:“哦!”两个老人……我说:“神啊,为什么你不除掉这种东西,把它从地图上抹掉算了。如果我一个罪人看到了,都会鄙视像这样的事,你伟大的圣洁看到像那样的事,怎么能容忍呢?”我想:“神啊,我的小利百加和撒拉一个八岁,一个三岁,不得不来这里。”我想:“看到像这样的事,她们要怎么来这里呢?她们以后的日子会是什么呢?神啊,为什么你不扫除这种东西呢?”

接着神给我上了一课。没错。你知道。两个男的起来,去卫生间了。我站在那里,四处观望。我想:“神啊,瞧这里。是怎么回事?”没有人招待我,我只是站在门口,四处张望,回头看大门。
51

圣灵对我说:“过来这里。”我走过去,坐下来,观看。我看见地球好像在旋转。这地球周围有一道彩虹,看起来像一条红色的带子,好像彩虹绕着地球运行。接着我进入了那异象,当我站在异象里时,我观看,见有人站在彩虹上面,手臂像这样伸出来。那是我们的主。我注意看自己,每次我去做一件错事,然后照着恩典,照着神的道,父当场就会取去我的性命。但基督……每次我犯罪的时候,就……[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就会像那样击打基督;基督就会像那样摇头。换句话说,基督的血就像汽车上的保险杠一样;保护我脱离死亡。我想:“哦,我明白了。”

我看见异象又来了,有一卷旧册子摆在那里,我的名字写在最上面。那是被弄脏的罪人的册子。我的名字在上面。我一犯罪,它就会记录、控告我;神本可以取去我的性命。但基督的血保护了我。每次它都会击打,我看见它像那样。我看见基督脸上那些因荆棘而来的伤疤,血流下来,他眨了一下疲惫的眼睛。
他会回头看我,说:“父啊,赦免他。”然后,我会走开,做别的事,接着它又会像那样来到,基督又会说:“父啊,赦免他。”
52

我想:“哦,我明白了。”那是神不能取走那些罪人性命的原因,因为他们仍然受到保护。他们还有机会。耶稣的血仍然在保护着他们。它就像世界的保险杠。我说:“哦,我明白;主啊,我明白你的意思。”是的,耶稣基督的血像这样遮盖了世界,每个人,当你在世上时,你仍然是个有自由意志的人。如果你弃绝它,弃绝它,你死了,你的魂越过去了,那你就审判了自己;神不用审判你。瞧?如果你没有基督的血死了,你就是个罪人,失丧了。如果你接受了宝血,那你就在基督里受保护了。

53

然后,当我的罪继续敲打基督时,我看见了基督。我太心碎了,我爬到他那里。我像这样俯伏,说:“主啊,看我的名字在那上面。”我说:“那是我的名字吗?”

他说:“是的,那是你的名字。”
我说:“神啊,赦免我。我不是有意要使你那样受苦的。我不知道我的罪正在像那样如此严重地伤害你。当我做错事时,你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我。请赦免我好吗?”
他像这样把手放在身上,在那里写上:“赦免了,”然后像那样丢在身后,再也不记念了。他俯看我,说:“现在我赦免你,但你却要定她的罪。”
54

那就使事情不一样了。我从异象中出来,我朝那里看去,那可怜的老妇人坐在那里,摇摇晃晃,想要抽烟,甚至无法把烟放在口里,像那样摇摇晃晃。我说:“主神,请赦免我。我再也不批评了。”我走向妇人所在的地方,说:“你好?”

她抬头看,说:“你好?”
我说:“我能坐一会儿吗?”
她说:“可以。”我坐下来,看着她。我想:“毫无疑问,这是某个人的母亲,”我想:“在那生命的背后有一样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 我说:“女士,对不起。”
55

她说:“你要抽烟吗?”

我说:“不,夫人;谢谢你。”
她说:“你要喝口酒吗?”
我说:“不,夫人,谢谢你。”我说:“我是主耶稣基督福音的传道人。”我说:“我站在那里定你的罪,问神为什么他不除掉你的性命。”我告诉她刚才在那里发生的事。
她说:“哦,我知道你是谁。你是那边那个传道人。”
我说:“没错。”我说:“你生命背后是什么呢?”那个可怜的老妇人开始告诉我,她是怎么被虐待或像那样被赶出去的,她从前怎么属于教会,走偏了。我说:“你有孩子吗?”
她说:“我有两个女儿,都结婚了。她们两个都是基督徒。”
我说:“你坐在这里,你不为自己感到羞耻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你不想接受基督吗?”
56

我开始跟她交谈,拉着她可怜、瘦弱的手,眼泪流了出来。她把烟丢在地上,跪在那里,谦卑地归向了主耶稣基督。当你看一次自己时,那是何等不同啊!我们是谁?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她站起来,擦掉眼泪。她说:“我为自己感到羞耻,先生。”

我说:“呐,大妈,去穿上你的衣服;去教会。找个好教会,加入它,成为基督身体一个忠诚的肢体。”我说:“今天,有几百人站在那边,想要进入祷告队列,等等,而圣灵跟我打交道,转向你,我站在这里批评你。”
神让我一个传道人知道,我在哪里?我是谁?我是谁?我是从哪里来的?我又怎么样?我可能没有做那些事;我可能没有做那种不道德的事,但在神的眼里我仍然是个罪人,耶稣基督的血必须保护我。我接受了它,妇人也接受了。
57

我的弟兄,我头脑里所能画出来的最恐怖的一幅画是伊甸园,当时神在那里造了那对美丽的夫妇,把他们安置在园子里。小夏娃,那天早上,神唤醒亚当,亚当看见……

不久前,我站在希腊,在那里看见某个希腊艺术家画了夏娃的画像,亚当是最恐怖的,哦,是我见过最恐怖的东西。那是圣经或文明的耻辱,那样的东西竟成了著名的图画:亚当一个肩膀高一个肩膀低,头发像那样垂在鼻子上,夏娃是你所见过的样子最恐怖的野兽。夏娃,哦,常识也会说那是错的。
58

看看那特性。看看今天的人犯罪时候的样子。不是来到神面前说:“父啊,我做错了,我在这里。”看看伊甸园里的特性。当亚当做错时,他没有在园子里跑上跑下,说:“父啊,父啊,你在哪里?”却是亚当藏在树丛后,神呼喊:“亚当,亚当,你在哪里?”那特性仍然呆在人里面。不是走出来承认自己的罪,说他错了,他想尝试世界的一切办法。他要加入这个教会,因为这教会教导不很严厉。他会过去,如果教会对他有点太严厉,他就会跟这教会争吵,去另一个教会,试图像亚当一样为自己成立一个宗教。这特性在他里面;那是他的特性。

59

瞧这里。如果夏娃是那种样子的野兽,世上的每个男人都会喜欢一个样子肮脏、不虔诚、像那样的妇人。但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守本分、清洁、举止得体的女人,我不管他是谁。如果他在所做的事上有任何男人的特征。所以,这表明这个特性,即夏娃是地上出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没错。她不需要任何蜜丝佛陀来打扮自己。她有从神来的美。那美丽的牙齿不会变黄,不会掉落。我看到她坐在那里,她的头发垂在后背,她的眼睛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明亮。亚当看着她,感受到如此的震动,这种震动仍然在全人类里面。没错。我相信这点。

60

夏娃是个漂亮的人。亚当挽着她的手臂,看着她说:“哦,这是我肉中的肉,骨中的骨。”像宝贝一样。全能神在那里安抚他们,给他们举行了结婚仪式,亚当拉着夏娃的手臂,走过了伊甸园:完全,神的儿女。

我相信今晚这会堂里每个重生的男人、女人有一天都会回到那个样子。
哦,弟兄,当你看到福音的光,疾病、死亡或别的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任何东西能使我们与神永恒的目的隔绝。
那天,今天我告诉弟兄。我站在镜子前梳我剩下的几根头发。我妻子说:“比尔,你秃顶了。”
我说:“可是,赞美神,亲爱的,我一根头发也没有失去。”几年前我的头发又密又黑。
她说:“哦,它们在哪里呢,亲爱的?请告诉我。”
我说:“我得到它们之前,它们在哪里呢?不管它们在哪里;它们还在那里。神必把它们还给我。”哈利路亚!是的,先生。
61

死亡进入了这个必死的旧身体里;死亡爬进来了,把它变得灰了,拆毁它;但是,赞美神,在复活的时候,这身体里的每个原子、每束光、每个曝光表都必回到完美中。哈利路亚!死亡不能统治义人。哈利路亚!人的魂永远不死。在复活的时候,当我的灵被万灵之王释放时,它要尖叫,这身体最强壮、最俊美的时候,形成它的每个原子又要迅速回到它的位置上。哈利路亚!是的,先生。

62

死亡搅扰不了我;它搅扰不了任何信徒。难怪大卫看见死亡,说:“死啊!你的毒刺在哪里?”哦,是保罗,说:“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是的,先生。

后来亚当犯罪了。我所能看到的最恐怖的事就是那天神的儿女犯罪了。神把他们从树丛后面叫出来,把一件血淋淋的围裙扔在那里。他的继承人站在那里,他自己的儿女站在那里。看看夏娃,她那漂亮的身体裹着一件血淋淋的羊皮,血像那样从她身上往下流,滴在她体形完美的身体上。亚当站在那里,不是兽,是受造完全的人,他手臂上的肌肉,他大腿上的肌肉,他凌乱的头发披在肩膀上,黑胡须往下垂:一个完全的人。
63

现在再看看。我看见他的肩膀弯了,他粗壮的身体裹着一件血淋淋的羊皮,血顺着那双男子汉的腿往下流;眼泪流在脸颊上,拍打着夏娃的头顶,夏娃靠在他怀里,小夏娃哭了,眼泪往下滴落,混着血沿着胸部往下流。出了什么事?发生了一件事。他们现在会哭;他们现在是必死的。他们正在死去。就是这样。

我能看见神说:“离开我的面。”他忍受不了。我能看见亚当开始走开,当他走的时候,我能听见有样东西走……[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那是什么?当亚当走出去时,血淋淋的羊皮拍打着他的腿。哦,我能看见充满时间、空间、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神。我能看见这一切像漏斗一样装入瓶中,像这样降下来,形成四个字母的字l-o-v-e(爱)。神不能看着他的儿女离开他。为什么?他曾跟亚当立了有条件的约,但现在他立了无条件的约。他说:“我要叫蛇与女人的种子彼此为仇,”他要伤蛇的头等等,神应许了一位救主。
64

让我们把相机转向另一个画面。四千年后我们在耶路撒冷;我们站在窗子边。我听见喧闹声。那是什么?尖叫的暴徒叫喊,某个可怜的人来反对它。我们升起百叶窗往窗外观看。一个古旧的十架从街上经过,在鹅卵石上颠簸前行,磨出了背负者血淋淋的脚印。他走向各各他。他的后背被打,以至肋骨都快露出来了。他走在路上,边走边前行。看看他们。我打量着他的后背;那件没有缝、整个缝好的旧外衣上有一些小红点。

65

看看那些小红点。那是什么?它们很快越来越大,越来越大。首先,它们汇集成了一个大点。呐,我又听见一件事。[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手。]那是什么?第二个亚当来了。一位带来了死亡;而这位带来生命的来了。那位把世上的生命带走了;而这位把生命带到世上,第二个亚当用自己的血像这样拍打着自己的腿,神的儿子走向各各他,要除去我们的罪孽,借着他所流的血来无条件地使男人、女人完全。哦,“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到我这里来的,我必赐给他永生,在末日叫他复活。”

66

哦。就是这样。他走上那里,我能看见有个老东西围着他螫,(哦!)死亡像蜜蜂一样对他嗡嗡叫,他上去钉十字架,蜜蜂,蜜蜂突然告知他说:“哦,现在我得到你了;现在我得到你了,”蜜蜂继续飞舞,继续飞舞着。死亡的蜜蜂要螫他,神自己成了肉身,以便除去罪孽。父神在灵里不能受死;当然,他是超自然的;但他必须成为肉身。他在那里拖着十字架,那死亡的蜜蜂围着他螫。

但你知道吗?昆虫,蜜蜂,你们在这里知道它们,你们这地区养了很多蜜蜂。如果蜜蜂螫了人,把刺留下了;它就再也不能螫人了。神自己下来,从天上展开自己,以人的样式成了肉身,取了人的样式,去到各各他,锚住死亡的毒刺;在去各各他的路上,死亡螫了神的儿子。他锚住了,拔出了死亡的毒刺;今天,死亡没有毒刺螫信徒了,因为我们在基督耶稣里完全了。哈利路亚!那是基督的血,这血做成的事。
死亡的毒刺……保罗,当他们要砍他脑袋时,那只老蜜蜂围着他嗡嗡叫,他说:“死啊!你的毒刺在哪里?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感谢神,使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得胜。”[林前15:55,57]
67

哦!神的羔羊在那里,拔掉了死亡的毒刺。那位完全的在那里。当父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那是完全。那是律法所做不到的事。但什么……从前在绵羊山羊的献祭下,律法是个影子,是创世以来被杀神羔羊的影子。他来成了肉身,锚住了死亡的毒刺,把毒刺拔掉了,使你我能走进去面对死亡;死亡搅扰不了我们。哈利路亚!死亡没有毒刺了;它可以嗡嗡叫,哼哼,威胁,恐吓,但它所能做的就这些。死亡再也没有毒刺了。每个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徒都得到了永远的保护。赞美神!

68

不是当你在教会里做连续九天的祷告时;不是当你说“万福马利亚”时;而是当基督赐给你圣灵的洗,接受你进入蒙爱的人中,在那里给你盖上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时。如果你在路上开车,乘坐飞机,不管在哪里,你是完全的,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每个从神的灵重生的男人、女人再也没有犯罪的欲望了。罪已经离开他了,他整个的动机是行神的旨意。如果你还有以外的动机,弟兄,那就是你要在祭坛上找一个地方彻底祷告的时候了,因为你只是……魔鬼正在恐吓你。

69

因为一粒玉米不会长苍耳;苍耳也不会长玉米。如果你被种植了神不朽坏的种子,从神的灵重生了,你整个的动机,你整个生命中的一切就会走向神。

那天,神放出……哦,是挪亚放出乌鸦,这是一只在方舟栖息的鸟,跟鸽子栖息在方舟的同一层里。它能飞得跟鸽子一样远;它能像鸽子一样发出声音。但当挪亚把它们放出去时,乌鸦是只食腐动物;它可以从一具死尸飞到另一具死尸,自我满足。但鸽子得不到满足;它飞回方舟,啄窗户,直到先祖挪亚打开窗户。它是只鸽子。鸽子是只没有胆汁的鸟。它不能消化腐烂的东西。
70

每个曾经从神的灵重生的人,都具有一种不能再消化世界的性情。“因为你若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弟兄,如果你仍然爱世界,却声称是神的孩子,为你自己魂的缘故,在祭坛找一个地方彻底祷告,直到神接受了你的话。因为神叫那些被圣灵成圣或洁净的人永远完全,然后我们就在完全里了。

律法既是事情的影子,不是将来的真事,那些祭物也决不使信徒完全。但信徒一旦进入基督里,从一位圣灵受浸归入了那个身体,神已经使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人永远完全了。世界上的事……瞧?他……敬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该再有(或者正确的翻译),不再有犯罪的欲望。因为敬拜的人,既被洁净,就不再有犯罪的欲望或不该再有罪的意识了。他甚至不想犯罪。他会做错事。他一做错事,就会当场认罪,说:“神啊,赦免我;我不是有意要那么做的。你知道这点,父啊。”神从未看到,但他有一位辩护律师。他认罪了,他做到了。
但那继续犯罪的人说:“哦,我属于教会;那没有任何关系,”这表明他里面还没有得到他说他得到了的东西。不,先生。你不能从同样的泉源汲取甜苦两样的水。没错。
71

因为神一次献祭,叫每个在基督耶稣里的信徒得以完全。当我们站在他面前时,我们不用靠自己站立;我们站着,基督替我们站,代替我们。神已经审判了基督,没有审判你、我。我们已经接受了;我们已经接受了。如果你今晚还没有接受,我的弟兄姐妹,当你看到全能的神为要让你的魂得救所受的极大痛苦和代价,你怎么能在那样的基础上拒绝他呢?当然不,你肯定不会。

若神愿意,明晚我要讲“不得赦免的罪”,什么是干犯圣灵、永不得赦免的罪。
呐,愿主祝福你们,我们低头一会儿。如果风琴师或钢琴师愿意上来一下……呐,我们低头一会儿。
72

我们仁慈的天父,看到墙上的钟转得如此快,才开始讲永生的事,主啊,看到人们,知道他们需要……父啊,我们都需要更多地知道你和你的爱。

神啊,我祈求你怜悯这里的每个人。我不认识这群人。你认识他们。呐,我祈求你此时赐圣灵充满这过道的上上下下。鉴察这群会众,如果有人真正知道他们心里还从未满足这个条件,完全顺服,向世界上的事死去,就让圣灵来完全掌管,这足以杀死世上的一切欲望和世界上的事,愿神应允那人现在接受你的爱子,被圣灵充满。
73

当我们低头的时候,我想知道在这群会众中(大家都把头低下),这里有没有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我作为一个人,我知道我还从未到达那地方,从未到达那里,我从未去到让自己完全被掌管的地步。我仍然……我心里在摇摆。伯兰罕弟兄,我想靠着圣灵与基督一同被锚住,这样世界上的事就会向我死去。有一些小事,似乎我放不下。弟兄,请为我祷告。”

你们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愿意举手,借着这样做来说……没有人看,只要让我和圣灵这样做。只要举手。
74

神祝福你,先生。还有别人吗?神祝福你,先生。还有别人,周围还有别人,无论男孩、女孩,还没有真正知道……呐,你在神面前。神祝福你,弟兄。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女士。好的,是的。呐,还有人举手。神祝福你,女士。那是诚实。我们想要诚实。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没错。请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我真的……我的魂,我知道我正在……总有一天,我正在上面走的这些生命线要断裂,我就要投身永恒中。神知道那一刻我要去天堂。我不想失丧,被定罪。我努力了很久,但我还没有这样做。请为我祷告,使我接受它。”你想要基督记念你,当你举手的时候向他表明……

75

没有举手的,现在还有其他人要举手吗?举手救不了你,当然救不了,但它向那知道你的神回应了你的良心。

明早你可能不在世上了;你可能去世了。作为一个传福音的,三次环绕世界,看到几百万的人,看到那些事,借着异象和圣灵跟神接触,晓得我不会为世界上的任何事这样说,除非我知道我所讲的。你们愿意举手吗?不是向我,而是向神。说:“神啊,记念我。我想要在死的时候正确;神啊,记念我。”
会堂的哪个地方还有别人想要举手吗?请举手。我猜大约还有一打人。是的,神祝福你;我看见你的手,姐妹。还有别人愿意举手吗?说:“神啊,记念我。”你举手的时候,不是说“伯兰罕弟兄,记念我”;而是说:“神啊,记念我。”你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要在聚会结束的祷告中被记念。我晓得我离把生命中犯罪的本性杀死还差很远。我想要这样,让我只成为主耶稣的仆人。”
76

还有别人想要举手,让神能看见吗?我要为你祷告一下。好的。继续低着头。

仁慈的天父,晓得我们所说的每个字都要在审判时与我们相会,你看到那些人举了手。道中记着说,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那是你在会众中跟这些人打交道的一个确实迹象。有样东西触摸了他们的心。
父啊,“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表明你的灵正运行在这些心上,“凡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父啊,那是你的道。他们在这里。他们举了手。你看到了他们。
77

如果你可怜不配的仆人在你眼里蒙了恩,我祈求你赦免他们,父啊。从他们坐在位置上的此刻起,愿他们今晚离开这个教会成为一个新人。愿圣灵此刻在他们身上运行,除去一切的罪恶、定罪、罪孽、一切的疑惑,愿他们成为你的仆人。主啊,求你应允。你知道万事。我祈求你现在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我欠千万金,主替我还清;
一生犯罪真苦辛,主洗我白如雪。
78

今晚你觉得……我们唱这首赞美诗的另一段时,这里的祭坛是敞开的,如果这里有人……如果你想要来这里,做祷告,嗯,我们很高兴跟你一同祷告。我爱你们,我的朋友们;那是发自我内心里的。如果还有什么事我没有满足神,我宁愿是个罪人,也不愿是个假冒伪善的,因为任何一样我都是失丧的。但我不想因为是个罪人站在外面,然后又是个假冒伪善的。我宁愿去,从路上走开。我想要真诚。我爱全人类。那就是为什么我像现在这样走,因为我爱全人类。我想看到人与神和好。

79

弟兄,我们在这世上得到什么了?哦,它对我们没有任何益处。如果我们今晚就得离世,怎么样呢?瞧?这一切的敷衍、推诿,总有一次你会推得太多了。现在记住,作为你的弟兄……

这祭坛是敞开的。我走下去。肯定的,如果主垂听我的祷告,打开瞎子的眼睛,打开聋子、哑巴的口,你们在全世界听到了这事。稍后你们会看到,所以……如果主为此垂听我的祷告,他肯定也会垂听为你的魂做的祷告。你们不相信这点吗?他当然会。其他这些爱主的传道人,他们是神的仆人。
80

当我们再唱一遍“主替我还清”时,你想要下来,站在祭坛周围祷告吗?你想要更亲近神。你想要,你想要救恩,你想要得救,或寻求圣灵得重生,今晚你被邀请了,我们再唱一遍。好的。

我欠千万金,主替我还清;
一生犯罪真苦辛,主洗我白如雪。
你们有多少人全心爱主,请像这样向主举手:我爱你,主。太好了,几乎百分之百的人爱主。
81

我太感激你们了,我的弟兄姐妹,太感激了。我全心地爱你们,期待跟你们一起度没有穷尽的永恒。

呐,明晚,若神愿意,我想讲“不得赦免的罪”,如果是神旨意的话。这章再前面一点。今晚我在那里看到了这主题;再往前面一点。所以,明晚我们要讲这个,若神愿意,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我正在等候主。
呐,这里有患病的举手吗,患病的和有需要的?呐,让我们为那些人低头。
82

我们仁慈、可爱的父啊,我们祈求你医治今晚在这聚会中的病人和有需要的人。想到那些日子,看到你伟大的灵运行在会众身上,医治病人,恢复瞎子的视力,在全世界把病人从担架、褥子、轮椅上带起来。国王、执政的、君主……今晚世界在席卷全地的大复兴的冲击下摇动、颤抖,人们任凭它过去,而不接受它,就像他们任凭神的儿子经过大门、宫殿、殿宇等等,却没认出那就是他。哦,如果今晚他们能回到地上接受另一次试验。但当耶稣今晚经过,在肉身中谴责罪恶,人们举手,认出他们还没有在他们所该在的你里面,神啊,我祈求你医治这里的每个病人。愿你的灵降在他们身上,愿他们完全正常,得痊愈。

83

父啊,我把医治聚会交托在你手里。主啊,让你的灵以它所渴望的方式运行。主啊,我们正在等候你,看到你所要说的话,不知道哪时、哪刻、哪个时候 ,神的灵闯入我们里面,主啊,摇动整个山谷。我们祈求他做这事。神啊,求你应允。愿这事成就,为了你的荣耀。从你的仆人们身上得着荣耀,父啊,祝福在里面的每个陌生人,奉耶稣的名。

现在愿主祝福你们每个人。期待明晚……去叫人,赶快打电话叫人来。我们想要看到……叫他们来这里。把那些在褥子、担架等等上有需要的人带来,把他们放在这里,看圣灵要说什么。你瞧?我们正在呼唤罪人。
当我们低头一会儿做解散聚会的祷告时,我要把聚会交给这里的弟兄,你们低头,请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