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024 不得赦免的罪

1

我们唱了那些歌,它照亮了我们的面貌;想一想,一万年后我们就再也不缺时间了。但你知道,现在就是我们得为主做工的时候,不是吗?我们唯一拥有的的时间就是我们在地上的这小段今世。我相信我们理当尽我们所能把每分钟拿来侍奉主,做一些事。不管是什么事,是唱歌,见证,为神的荣耀做一些事。想一想,我们到达那里以后,我们要唱一万年。那就是歌唱侍奉,不完全是那样,你知道,一万年。所以,那将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呐,今晚我们宣布,明早我要动身去爱达荷州,去几天就回来。然后,若神愿意,我们要开始一场老式的复兴,就在这帐棚里。接下来两个星期,若主愿意,我们会知道有关的一切。一场好的教导复兴。今早我们把手放进了蜜罐里,过得愉快而美好。你知道,你们所有没有在这里的,你们肯定错过了一顿大餐。那是两小时的大餐,我在这里教导。我觉得实在太好了,刚从科罗拉多州回来,觉得实在是好。
所以,我马上要开始复兴会。我几个亲爱的好朋友,我实在不能对他们说“不”,阿根布莱特和许多从加利福尼亚州来的基督徒商人要求我去爱达荷州见他们。我明早必须去加利福尼亚州,星期二上爱达荷州去。他们要去斯内克河等地,想要我跟他们同去。我没有聚会的安排,所以我……你知道,有人为你做了一些好事,你爱他们。没错。他们待我好。所以我进去问主,似乎主告诉我,说我去没问题,所以我要去了。
2

然后回来,若神愿意,再开始复兴,有一段美好的老式时光。呐,我们想要你们想到这事,为这事祷告,愿神打开天上的窗户,将复兴的灵浇灌在我们身上。

正如我今早说的,你知道,水和……比如,我可以说河水。呐,有时候,河水如此汹涌,跳跃翻腾,但河里的水并不比平静的时候更多。然而它正在进行一场复兴会(你明白吗?),风刮在河面上,使河水翻腾欢呼。翻腾的好处,是把所有的树枝和垃圾冲到了岸上,正如我说的那样。
那正是复兴会所做的,像那样使我们翻腾,直到把我们……我们在这里翻腾,跳起来,跳到那里,去为这人祷告,跳到邻居那里看……首先你知道,主向我们启示:“你知道,至少你不应当谈论那个邻居。”
“哦,我要去请他去教会。”
那样的翻腾把一些渣滓冲掉了,你知道。那正是我们在这次要来的复兴会上想要做的事。
3

呐,我不想占用你们太多的时间,因为我知道明天是星期一,工作日。复兴期间,若神愿意,我们真想哪个晚上找那么一个半小时或两个小时,唱歌侍奉,然后开始教导神的道。

我想那些歌太棒了,但你可能会用歌、太多的歌毁了一场聚会,瞧?我们可以唱,但神的家是什么呢,是为了使人归正、学习神的道、知识、教导,使我们知道该如何行事为人。我想你们把歌唱得很好,就像今晚一样。那很好。
呐,在这期间,当然,我们会有一些特别的东西。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个晚上,而是一个接一个晚上,我们每个晚上都会有特别的东西。
我们想要你邀请人们进来,因为当我们回来时,可能得马上宣布这事。我们盼望这场复兴。我们会在报纸上做一些广告,你们大家都过来。呐,那不是医治聚会,而是一场复兴。
呐,复兴不是指带来新的皈依者。复兴是指恢复那些已经是信主的。瞧,好像?复兴是指“恢复,带上来,恢复生命”。教会,有时候我们变得有点懒散了。所以我们期望得到一场老式的复兴,就像很久以前我们所得到的。
格蒂刚才打电话给我,说她和安吉姐妹会来给我唱那首“帐篷复兴会”(四十年前那样)。所以我们期待着。告诉其他教会的弟兄姐妹说他们都被邀请了。
4

呐,今晚我们要查考今早宣布的一个非常深奥的主题。非常感谢我们内维尔弟兄的好客和仁慈,总是愿意坐在后面,让我们走到前面来等等。那是个真正的弟兄;让出他的讲台,就好像什么事也没有,要做……所以我们,我非常感激内维尔弟兄。他在我请他做过的一切事上都非常合作。他就在工作上这样做,就像那样,所以我非常感激那样的弟兄。

今早……最近四个月,或类似这样,我们一直在查考《希伯来书》第9章或10章。我想,今早我们是从第8节开始,一直讲到了大约25节。若主愿意,今晚我宣布了要教导“不得赦免的罪”。什么是不得赦免的罪?
呐,为得到一个背景,我们要回到经文中读,回顾一下今早讲的一、两点,然后继续讲《希伯来书》第10章25节或26节的主题。让我们从大约19节开始回顾,找出一些东西来。
5

保罗在这里讲,竭力把律法和恩典分开。原则或主旨是把律法从恩典中分出来。在这里,他说出藉着律法接近基督和藉着基督接近神。他在把它们完全分开,表明每部分在哪里扮演角色。一切都在福音中,它们都扮演了同样的角色,只是处在不同的时期。

后来我们讲到了敬拜者上来,以流血的祭牲作供物。今早我们翻到了《约伯记》,从属灵上讲,发现约伯生活在供物、燔祭的日子下。他想,也许因为他的孩子在某方面犯了罪,他们却不晓得自己犯了罪,无疑,约伯为他的孩子献了燔祭。我喜欢这样,你们呢?关心你的孩子,献燔祭,藉着绵羊死了作祭物而献上祷告,使他的孩子不失丧,即使他们犯了罪,神也会赦免他们的罪。
我们讲完了约伯,发现最后是怎么偿还他的。神,当约伯经历了管教和试验的时间之后,最后神都偿还他了。约伯从未失去他的任何孩子。他所有的绵羊,所有的牲口,所有的牛,所有的骆驼,都加倍地归还他了。接着神又把他的孩子还给他了。他们对这世界来说是死了,但他们正在荣耀中等候他去,他们一个也没有失丧。瞧?神把他的儿女还给他了。它指的是要生活和行走在你所行走的光中,履行那个时期的一切律例。
6

我们在圣经中发现,施洗约翰的父亲撒迦利亚(约翰是耶稣的第二代堂兄弟),他是个义人(你们在经文中注意到这点了吗?),义人,活在律法下,在他家里经常做祷告。他妻子伊利莎白不生育。圣灵临到了他,或说是天使长加百利。撒迦利亚正在摇香献祭,边烧香边在殿里做祷告,这时天使长加百列临到了他,因为他正行在他所要行的一切光中。

那正是神对我们所要求的一切:我们要行在其中的一切光中。
7

那就是福音的所在,在异教的土地上的福音精神目标就是在这里失败了,因为我们只带给他们某个人建立的神学或某个神学,在那里,我们把神学呈现给他们,它跟他们原来拥有的敬拜一样没用。

换句话说,如果他们被教导太阳是一个强大的能力,控制地球。在某种程度上,它的确是,但他们相信太阳有一种能力,通过太阳出来了草木,通过太阳出来了生命,通过太阳出来了……哦,那绝对是真的,但太阳只是造物主的一个受造物。
8

我们在印度的讲台上有一个人。呐,你们也许拿到了有关的书信,你们许多人知道宣教士等人在那里。一个人上来。他们坐着观看太阳,直到完全瞎了。他们觉得,如果太阳把他们的眼睛弄瞎了,那他们就看不到世上的罪恶和事情了;他们向世界瞎眼了,他们就会藉着那样做而得救。呐,那就是他们对神的认识。他们一直被那样教导,他们相信,那正是他们献祭所应该做的事,让太阳把他们的眼睛弄瞎,他们就会得救。

其他人走在火里,躺在尖刀上,举着手,说除非他们找到了平安,否则永不把手放下来。他们的指甲像那样长到穿透了他们的手背,一年又一年,指甲往下长。从不污秽他们的手;把手举着,像那样行走。真诚,完全真诚,但他们没有福音。
9

呐,看到那些凡人就像我们一样,那是我们的职责。毕竟,就肉体而言,他们是我们的弟兄;因为神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每个人,每个人起初都是从一棵树即亚当来的。呐,所以把真正活生生的福音带给他们是我们作为基督徒弟兄的职责。在那里,一个属于这种,另一个则敬拜小动物、昆虫等等。瞧,他们敬拜受造物而不是造物主。他们一旦听见主耶稣的福音,他们通过分发小册子的宣教士生活听过福音许多次了。他们说……

我说:“先生们,你们有多少人知道主耶稣?”他们每个人都知道。“你们有多少人相信他是神的儿子?”一个也没有,瞧?“哦,你们认为他是什么?”
“哦,他是个教师,就像我们的教师一样,”等等,瞧?
因着这点,没有东西能藉着他们的任何神产生任何自然的结果。但藉着主耶稣基督的福音必使他所说的一切话成就。没错,这产生了差别。
当这个可怜的人站在那里,瞎了,几年看不见。我说:“你们的宗教能为这人做什么?”当然,什么也做不了。我说:“但耶稣基督现在就能恢复他的视力。”他做到了。所以,那是……那是福音的真实。
10

呐,保罗在《希伯来书》这里讲,竭力告诉人们接近神的路是藉着主耶稣基督流血的祭物。那是你接受近他的方式,就是藉着耶稣,因为他是除去世人罪孽的羔羊。神认得它。呐,保罗说……

在旧约,他们把羊羔带来,献上他们的供物、祭物,当羊羔颤抖垂死的时候,他们按手在羊头上,羊的颈静脉被割断了,血溅得全身都是。接着他们意识到那羊羔是替他们死了。他们出来的时候,带着跟他们进去时所拥有的同样残忍的心:同样的犯奸淫的欲望,同样的说谎的欲望,同样的偷盗、谋杀的欲望等等。
11

但人一旦按手,(哦,)人按手在耶稣基督的头上,承认他的罪,感觉到各各他的疼痛和痛苦,耶稣为救赎人脱离罪恶所付出的东西,从耶稣基督的血里出来的圣灵来洁净了那人,他出去便成了新造的人,这是一次性了结。他出去成了一个不同的人。他出去,所有罪的问题都永远解决了。经文在这里说:“因为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他说:“圣灵也作同样的见证。”瞧?

他那一次献祭,永远的献祭,献出自己的命,便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我们有一位大祭司坐在至大神那里,在伟大的造物主面前,为我们所承认的代求。
他接着在19节这里说:
19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放胆进入至圣所……
想一想,没有惧怕了。那是今天基督徒教会里最大的灾殃:就是惧怕。他们惧怕是因为他们没有受到正确的教导,没有正确地安顿在福音上。
12

这个小地方根本没有理由不成为神的大能聚集的地方,发出神荣耀的声音,从各个地方飞来。这墙上的小洞,今晚你们所坐的这个小场所,几乎整个世界都知道了,不是因为威廉·伯兰罕,而是因为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和他们所争辩的福音。是的,先生,我跟它毫无关系,一点关系也没有。是主做了这事,使这地方为全世界所知,而它只不过是个一千五百美元或类似这样的建筑,建在这里,里面连地板也没有。但是全能的神做了那些事。呐,他……

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放胆进入至圣所,20是借着……一条又新又活的路……
不是旧的路,“借着一条又新又活的路。”过去是死的路,是律法的命令;但现在我们藉着恩典靠圣灵进去。哦,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点。没有任何事是你能做的,律法是行为,“不可摸,不可碰,不可尝,不可吃肉,要守安息日和新月,”各种敬拜的形式,人所做的事。但藉着这条又新又活的路,那不是我们所能做的事。那是主藉着恩典为我们做的事。我们必须接受它。基督除去了罪。我们相信它,听见福音,相信它,接受它。如果我们真的从内心深处接受它,神就赐圣灵给我们作见证人。
接着,圣灵向你见证你的罪已经没了,你向世界死了。你复活有新生的样式,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活出新生的样式,活在神的大能和同在中,不再被各种东西摇动;而是作为神的儿女随从圣灵。《罗马书》8章1节说:“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就不定罪了。”
13

呐,你们许多在这里的人,从其他教会来的访客,我不想要你们认为我是个唠叨其他教会的人,想要拍拍这个教会。我想要做的就是除掉这个教会的肉欲。那是主要的事。我有很多事要做。但要那么做,把我们自己的门清扫……但藉着那么做,我们必须用其他的榜样。你知道,弟兄们,从你的教会,我们到处都需要打扫。你们明白这点。

14

所以问题是,看到神不认任何组织或任何团体的人。如果你是卫理公会的,他不因你是卫理公会的而认你。如果你是五旬节派的,他不因你是五旬节派的而认你。他只认单个藉着圣灵而生、重生、在基督耶稣里成为新造的人(阿们!)。

他不认组织;他不认大聚会;他从不因为那是个大聚会而进入大聚会中;他去是因为人们的心同心合意,期待他去。看看耶稣,去最卑微的教会,“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
呐,今早我说;我此时再说一遍,我们这里的小教会,据我们所知,我们竭力站在神毫无搀杂的道上。它必须是从这里来的。
15

众教会,他们组织自己的教会,做他们所做的事,他们就用自己的神学阻断了神的祝福,神无法闯过去祝福他的子民。他们把自己的教会变得那么形式化,那么僵硬,那么刻板,以至圣灵无法进入教会。魔鬼看到他做成了这事,看到有些人无论如何要闯过去,他便让那些人打开其它不是福音的渠道,使他们进入狂热中。没错。瞧?他们要么得到一群狂热分子,要么是一群刻板者。但在路的中间,主耶稣基督的福音就在那里。

正如我今早说的,用这点支持我等一会儿要问的这个大问题,就是这个:人们接受对方的灵。要谨慎,你不要接受某个人的灵而要接受主的灵。进入一个教会,留意牧师的举止方式,你就会看到会众的举止方式。瞧?如果牧师相当刻板、僵硬,会众也是一样的。如果你进入疯狂盲信的地方,就会发现会众也是一样的。
所以,弟兄们,今晚我们在帐棚这里应当感谢一位稳健、明智、以大能传讲简易、全备和自由福音的牧师。是的,先生。
16

如果在这个世界我想代表什么东西,如果我没有正确地代表人类,我想在耶稣基督的生命中代表他。

我想要成为一个圣经的基督徒。圣经说什么,我就要相信什么。不管谁不同意或谁同意,我不跟他们争吵,但我要相信圣经。这是神的道。我相信那真是救恩的计划。神的道是唯一的磐石,能立得住和摇动时代的就是神的道。耶稣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所以我相信这是真理。因为神……
我在我的小教会面前像这样谦卑地说。我不能在外面的大聚会上说,因为他们会找茬等等。但作为神显示异象的先见,那并不使我比十分钟前在某处悔改信主的酒鬼更高等。没错。他跟我一样是基督徒,去同样的天国,享受我所享受的同样祝福等等,或是其他任何人。
在神的国里没有重要人物和大人物,我们都是一体的(是的。),每个人都是一样的人。弟兄和姐妹,不管我们是黄种人、黑人、白人,不管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是一体的。没有神学博士,双文学士,小人物,执事和看门的,或别的什么。他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样的:一个人。我们不是一个比另一个高。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主耶稣基督里是弟兄姐妹。
17

当我们聚在一起,同心合意地坐在天上,这样圣灵就能进来祝福我们,把神宝贵的道赐给我们。藉着这个,许多时候能通过异象看见事情。

首先,当有人告诉我,或我挑出一盒我看见了异象、预告了某件事的录音带,在我就异象说任何事之前,我先用神的道检查那异象。如果它不符合神的道,我就说,我就说它……迄今为止,感谢神,它总是符合道。但如果它违背神的道,我就会说:“不要听从它,因为它是虚假的。”这是真理,是神的道。
18

当我们稳健、明智地来到神面前,当我们没有任何恶毒、任何偏见,带着一颗敞开、愿意学习的心上来时,神就能教导,因为我们愿意学习。但我们必须先放下遗传,放下我们被教导的各种想法。呐,我知道妈妈教导你一些非常好的事等等,但有时候妈妈会有一些错误的东西。

我妈妈就坐在这里,在我等一下要讲的主题上,多年前她告诉我,她认为不得赦免的罪是妇女堕胎,换句话说,在胎儿出生前就把胎儿的性命拿走。她说:“她怎么能被赦免呢?”妈妈,照她最好的知识,就她所知道的一切来说,那是真的,瞧?但根据神的道,那不是真的,这就不同了。
有人说:“我生来就是天主教徒。妈妈是天主教徒;她把我抚养成天主教徒。我就继续是天主教徒。”
瞧,我长大了是浸信会的,但我并没有继续做浸信会信徒。当我看见神的道说的事跟浸信会的教义相反时,我相信神的道,人的话都是虚谎的。那是……我不跟人争吵。我说:“弟兄,这是我所相信的;我仍然是你的弟兄,但我相信这是神的道。”
呐,当你安顿下来,根基正确,你就坦然进去了。
19

呐,我知道人们,你们都得承认,我们在圣洁的团体中有人;我们在五旬节派团体中有人;我们在拿撒勒派团体中有人;在天路圣洁派,在卫理公会、浸信会和所有自称是基督徒的人中,都有不是基督徒的人。在他们的内心里,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基督徒。但我相信,任何团体中若有男人或女人能面对耶稣基督,用一颗真正完全降服的心真正地悔改他们的罪,说:“主啊,我真的相信,”在那个时候,神就不会不把圣灵的洗降在他们身上。

20

呐,你是个信徒,但神不认得你的信心,直到他向你证明了你的信心。阿们!哦,弟兄,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当你的信心……可能在你自己的思想里认得它,但当它进入神的思想时,神就用圣灵的洗给那信心盖上印记。亚伯拉罕信神,这便算为他的义,神又赐他割礼的印作记号,证明神接受了他。哈利路亚!今天,永生神的印(查考经文)是圣灵的洗降在人心上。阿们!《以弗所书》4章30节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是受了他的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神的印,神认出你是个信徒,便用圣灵的洗把你印进身体里。

21

如果你没有被迷惑去相信某个神学、某个感觉、别的东西;虽然那些没问题,我丝毫不反对它。不管神以什么方式把圣灵赐给你,那是神的事和你的事。你明白吗?但当一个人从神的灵而生,你就会发现他相当地坦然、谦卑地走向恩典的宝座,知道他有权利吃生命树的果子。因为有件事发生在那个经历了他的人身上,他从未找到世上的其它地方。每个从神的灵而生的男人、女人里面都有一个经历,他们马上就知道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是怎么发生的,它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影响。每个从神的灵而生的男人女人,都有事情发生,事情改变了。那是什么呢?那是个转变。

22

正如我们今早说的,你有一条床单,相当地脏,满了墨水和别的东西。没有东西能除掉它。你把那床单浸在一桶或一盆满的漂白水里,然后拿出来,它就相当白了。那正是耶稣基督的血对承认自己罪的信徒所做的。诗歌说: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人罪迹。
当神摇动床单,看到它被神的圣风吹干,这风像一阵大风从天上吹来,神像那样用圣灵把那人印进得赎的日子里。
后来魔鬼打量着那印,他无法走到印那里。他可以戏弄那印,向它发出嗡嗡声,对它大惊小怪,但他无法去到印那里。没错,他无法去到印那里,因为有神的印禁止他(哈利路亚!),禁止他碰印。那是神的私有财产。哈利路亚!是的,先生。
就是这个使人坦然无惧地行走。他们不怕后退。是的,先生。他们不怕魔鬼说什么话。
23

这里面有一件事。你可以去提你的推理,你可以限制自己推理。不要试图推理它。你说:“呐,让我看看。也许我要做这事……”不要推理它;要相信它。神不是藉着推理来的。这一切都是不可推理的;没有人能弄明白神。你绝对弄不明白,他们永远弄不明白。你不是藉着推理认识神的。

你认识神是藉着简单、孩子般的信心,接受神的道。你说它是真理并且相信它。那是你认识神的方式,是藉着信心,而不是藉着推理。你推理的能力在于自己,但信心是从神来的。信心是生在你里面的东西,是神赐给你的东西。“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不推理之事的确据。”[来13:1]哈利路亚!
信心就是从那里来的,通过那里,通过主耶稣基督毫无搀杂的能力,使人成为新造的人,用圣灵给他重新施洗;洗净他,将他挂起来,把他印进神的国里。他站着,知道他在哪里。阴间一切的魔鬼也无法摇动他离开。你可以对着他开机关枪。
24

信心已经受试验了。几个星期前,我走进地下墓穴,那里有一些旧骨头和头盖骨,大约还剩那么多,圣徒和殉道者死在那里。我站在竞技场,人们在那里把他们喂了狮子等等。他们没有眨一下眼睛,走向死亡,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认识主,晓得他复活的大能,有一天会摇动,永生神的被血洗净的圣徒要走出来。哦,弟兄,一个跟神连上过的人再也不可能是老样子了。

我记得,那个叫“群”的,那位老兄出去见耶稣基督,脑子不正常。魔鬼附在他身上,使他成了“群”。但一旦他在基督面前后,他就回到家,把神为他做的好事告诉了他的人民。
他们说那个宗教使你发疯了。它没有。你神志不正常,直到你找到了耶稣基督,因为他是生命的唯一作者,能赐给你正常的头脑。
……我们既因耶稣基督的血得以放胆进入至圣所,(阿们!)20是借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他的身体。
25

肉体做了什么?肉体只是给血蒙上帕子。血是生命。那是维持生命在身体里的唯一方式,就是让皮肤、肉体、组织、肌肉等等把血液容纳在它们的地方,这样它们就能把生命赐给我所居住的这个帐棚。对吗?

向人类蒙了帕子的神,成了神儿子耶稣基督的血、肌肉和皮肤。耶稣毫无搀杂地出生,父神荫庇了童女马利亚,在她里面创造了神自己的血细胞,创造。在那里,他的皮肤使这血跟人分开
但一天,罪人用一根矛打开了他的心脏,他的血流到了地上。因为世上的罪,这血被白白地赐下了。今天这点被启示了。那血怎样出来,灵也怎样出来。通过圣灵用水藉着血的洗净,我们生在了神的国里,在基督耶稣里成了新造的人。
神为叫我们称义,叫那死去不动、躺在坟墓里的身体复活,今晚坐在至大者的右边,代求。我们应该是什么样的人呢?胆小,后退,害怕对老板说你得救了或重生了,害怕向酒鬼见证吗?“我们既因耶稣基督的血得以坦然(哈利路亚)进入至圣所。”
26

哦,你们会称……他们会叫你“圣滚轮”;他们会叫你任何东西。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叫耶稣别西卜,瞧?但他们怎么叫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关键是神怎么叫你。世人说:“圣滚轮,无知,狂热。”

教会说:“他走了错误的极端;他发疯了。”
但神说:“这是我的儿子。”我宁愿有这个,也不愿有人的一切称赞。我不想要人拍我的后背。我想要基督拉着我的手,阿们!这是你的见证吗?
27

这让我想起了从前的大卫,当时约柜到了非利士人中间等等。复兴离开了以色列。一天,大卫站着,他朝山坡上看去,见到约柜运来了。他必定是圣滚轮。他跳起舞来,尽情地到处跑。他妻子嘲笑他。“嗯,”大卫说:“你不喜欢那个吗?哼?瞧瞧这个。”他走下去,围着约柜尽情地跳舞。

他妻子给自己带来了耻辱。她没有生育。她后来再也没有生孩子。她的名在以色列消失了。
但这是发生的事。神从天上俯视,说:“大卫,你是合我心意的人。”
28

是的,先生。我宁愿有这个,也不愿有男人、女人的一切名望,或不管是这世上的什么人。我宁愿蒙神的恩惠。神说:“我得到了一个仆人,我能把手指按在他身上,他必相信我,信赖我。”没错。

你不能靠半途的表白来那样做,你不能靠拼凑的心来那样做,你必须藉着耶稣基督的血以纯洁、毫无搀杂的信心来那样做。你进到那里,知道你已经用手摸到神了,你是他的仆人。你什么也不怕了。“我们因这血,因给这血蒙上帕子的幔子,藉着又新又活的路进去了。”再往前一点。又有……
21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听这里。)22并我们心中罪恶的意识已经被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带着真实的心,以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
29

我们今早讲过了这点。呐,水……“洒”的意思是“抖掉”,我们良心罪的问题、亏欠和黑暗被抖掉了。我们的身体通过奉耶稣基督的名的水洗用清水洗净了,自由、坦然地走向神,并知道这点:“我从前所爱的恶已经过去了,知道我从前所过的生活已经停止了。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事,而是因为有东西进入我里面,它自己做了这事。主藉着恩典救了我。我相信他;他赐给我圣灵。我从前恨恶的事,现在我爱上了。祭物,过去要我去教会很难,现在我爱去了。听到人们唱歌、叫喊、作见证,我过去厌恶它,现在我喜爱它。有件事改变了我。我有一条又新又活的路。有东西锚在这里了。我知道当我走进水里,他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给我施洗时……”

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30

我被反驳、被大惊小怪、被贬低、被嘲笑,都没有一点关系。神这么说了,我就相信它。绝对是的。照样站在那里,挥手前进。

你说:“你是只有耶稣派的;你是一神论的;你是这个。”
我不在乎他们说什么。我相信神的道是真理。我不知道怎么受人欢迎。你在这里怎么受欢迎没有任何关系,关键是你要在上面受欢迎。
最近其中一个了不起的人被要求那么传讲。他说:“那是真理,但如果我那样说,我的会众就会走出去。”
我说:“我宁愿对四堵墙传讲真理,”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也不要在福音上妥协。是的,先生。
因为有一天这本书要审判我。没错。在审判的日子,神的道要做我的审判官。我必须传讲真理,不管它怎么伤害人或伤害什么。
31

现在听这个。呐,我们要继续讲。

23也要坚守我们所信心的承认,毫不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24又要彼此相顾,激发爱,勉励行善。
32

“激发”的意思是“激励”。激励爱,勉励行善。如果你在教会里看到一个弟兄有事情反对另一个弟兄,不要说什么话来煽动那件事,而要说一些话把他们带到一起。激发爱,勉励行善,是我们必须做的。那是什么?那是个重生的人。

我的弟兄,今晚当你看到你的弟兄争吵,彼此间说愤怒的话,如果你不觉得要把他们带到一起,如果你不那样觉得,那就是你要去祭坛的时候了。没错。有件事发生在你生命中了,你被某件事迷惑了。你还没有神要你拥有的经历。
因为耶稣,他被辱骂时,没有反过来辱骂;被人诽谤,没有反过来诽谤。当他……当他们对他作恶时,他转过来善待他们。当他们逼迫他,钉他十字架时,他往下看,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如果那种的灵没有在你里面,圣灵就还从未进入你里面,因为那是在基督耶稣身上的同样的灵。圣经说:“它当在你里面。”基督在他的教会里。
33

呐,伯兰罕堂,你们在这里的一群人,我们没有任何组织,没有任何签名卡等等。我们在这里唯一拥有的东西就是交通。你们今晚在耶稣基督里跟我们交通、每个晚上和每次交通的,我们总是很高兴你们来这里。我们想要你来这里。你不用加入我们。我们……你必须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来跟我们一起敬拜。我们期待你们每个人在心里持守神真正的奥秘,毫不动摇。来敬拜,来到祭坛等等,彼此相爱,互相协调。

如果你看到一个弟兄偏离了道路,就去找他,尽可能与他和好。没错。那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朋友们,如果你……你在做什么?如果你不那么做,你就只是使自己成为一个可怜的人,而不是基督徒。没错。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然的。
耶稣岂不是说:“你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可7:7]
你说:“哦,我加入了教会;我把名字记在册子上了;我做了这些事。”那跟它没有一点关系。
“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3:5]
34

注意,现在讲到了最后一节,然后就结束,或进入我的主题,我们不想留你们太久。

25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去教会)……既看见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人们停止去教会,众教会现在开始撤退了。战斗结束了。大家都营养充足,有换的衣服,有很好的工作,安顿下来了。你去商店的时候,他们没有时间等候你慢慢买东西。那天,打电话叫人修理我的炉子,说:“我们把它放进去了吗?”
他说:“不,是别人,但他们失业了。”
“呐,”他说:“照料那些失业的人,”就像不相干一样。最近,最近几年,他们尽他们所能乞求得到每一笔生意。但他们的钱足够了;他们不在乎;由它去吧。
莫恋世上虚荣浮华,转眼成空化乌有,
只要积赚天上的财宝,才能永不被废去。
35

我经历过萧条,我经历过繁荣;这些我全都看见了。但我不会因为你所能堆在地面上的钱财等东西而放开耶稣基督的手。当我身无分文时,他是我的朋友;当我富足时,他是我的朋友;当我饥饿时,我爱他;当我饱足时,我爱他;当我痛苦时,我爱他;当我快乐时,我爱他。我爱他,因为我爱他,因为他先爱我,阿们!哈利路亚!

当我生病躺下,快要死的时候,他是我的朋友。当我今晚感觉良好、快乐时,他仍是我的朋友。当我躺在那边,在某处快要死,我寒冷的血管像那样出现在我的手臂时,那时他还是我的朋友。当我走在其上的这些丝线断了,我投身在永恒中时,那时他还是我的朋友。当时代滚滚向前,一万年后,你们唱了禧年的歌,那时他仍是我的朋友。是的,先生。当时代滚滚向前,不再有月亮,不再有太阳,不再有地球时,那时他仍是我的朋友。哦,我们该怎样爱他啊!
36

你的工作是什么?你得到了什么?你的声望是什么?你有什么……你到底是谁?没错。你是什么人,竟要背弃神呢?你是什么人,竟要拒绝,哦,不顺从主所说的一个字呢?你是什么人,竟因为某个传道人或别的人告诉你说神的道是给别的时代,就转头不理神的道呢?你是什么人,竟相信人而不相信神呢?你当相信神而不是信人。就是要这样跟神交朋友的。

37

呐,注意。看这一切,保罗讲到了这个大高潮,这个大答案。来了,注意。

26因为我们接受真理的知识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26因为我们接受真理的知识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
呐,我们讲讲要点作为结束,就一会儿。我要把它留给你们。我就是把要来的复兴奠基在这个地方,在这节经文上。
26因为我们接受真理的知识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瞧。)27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众敌人的烈火。28人轻看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29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他成圣之约的血当作不圣洁之物,又轻看恩典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在垂死的羊羔下,一个人亵慢或弃绝摩西的律法,他都要不得怜恤而死,因为羊羔替他死了。人亵慢耶稣基督的血,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
38

呐,首先我们要知道,什么是不得赦免的罪?一些人说:“是自杀。”一些人说:“是把孩子流了的母亲,”是堕胎。一些人这样说。另一些人说:“因为你一旦有了圣灵,却在圣灵上后退,那就是不得赦免的罪。”不是的。不,先生。

让我们理智地看一看。我们来看一看神的道。呐,在《马太福音》12章,耶稣从人身上赶出了一个又聋又瞎的鬼或聋哑的鬼,我相信是的。当他把鬼赶出去时,那个聋哑的人就说话了。人们转过身来看耶稣;他们说:“嗯,他是靠别西卜、鬼王赶鬼的。”耶稣转过身来问他们。
他们的心充满了罪恶,像他们这样,怎么能相信呢?为什么,耶稣为什么谴责他们呢?为什么?因为神的道本身谴责了他们。因为耶稣……
《使徒行传》2章大约24节,23和24节,彼得在五旬节岂不是说?他说:“以色列人哪!神藉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神藉着他施行神迹、奇事、异能,将他证明出来,就是他在你们眼前所行的,你们也是这些事的见证。”
39

这里,我们首先要想到的是,当我们……在《马太福音》12章,耶稣对那些法利赛人说。他说:

凡说话干犯人子的,还可得赦免。唯独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
什么是“说话干犯,说话干犯圣灵,说话干犯……”?
呐,你可能错了,说:“圣灵的运行……有人叫喊,这可能是圣灵。”那可能是,也可能不是。你说:“说方言,他说方言,是圣灵藉着方言说话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绝对没错。因为我活着看见了那个时候,我知道说方言的人身上不都有圣灵。
我见过鬼魔说方言。我见过巫医说方言;我见过他们喝人头盖骨里的血又说方言。我见过铅笔放在桌子上,用未知的语言写字,巫医读出来。那并不表明他们是基督徒。
我见过他们叫喊,跳上跳下,赞美主,却出去偷盗、说谎、欺骗等等。我知道那不是从神来的。
40

但我告诉你,弟兄,神所在的地方,神完全的爱就安息在心里,封了印,昨日今日是一样的,继续前进,你可以开始思想这点。耶稣说:“你们若彼此相爱,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

“方言终必停止;知识也终必归于无有;信心也终必止息,”[林前13:8,10]这一切的事。“等那完全的就是爱来到,爱是永不止息。”没错,基督的爱。
我不能论断你所行的任何事。唯一的审判者就是全能神。但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41

呐,我们知道一件事。呐,瞧这里。这是圣经每节经文的整个封顶。等一下我们要讲它,告诉你们每个讲到不得赦免、不得赦免之罪的地方……保罗来这里给它封顶,说:“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那必定是不得赦免的罪,就是故意犯罪。对吗?“故意犯罪的……”

呐,罪是什么?接下来你要找出的事,罪是什么?“罪”就是“不顺从”,“罪”就是“弃绝”。呐,瞧这里。第一个罪……
42

我这里有一个地方想要告诉你,这本司可福圣经的第一个地方,他在这里的脚注上所写的内容。我相信是在《罗马书》3章。他在这里说,当然,他通过韦伯词典在脚注上解释,他说:“罪就是弃绝神启示的旨意。”

在罪的原始类型上,罪就是弃绝神启示出来的道,或神的旨意。当神启示一件事为他的旨意时,弃绝那个就是亵渎或弃绝神。
第一个罪是什么?我们来看一看。你回到《创世记》第3章。你回家以后,如果你想读,可以读一下。《创世记》第3章,神安设伊甸园,把亚当和夏娃安置在那里,他把他们可以做的事(那是神的道)告诉了他们,还有他们不可以做的事。
呐,注意看,撒但来到夏娃跟前,说:“神说过:’你们不可以吃,’但你们不一定死。”看到了吗?夏娃故意……你们明白吗?夏娃故意做一件她知道神说过不要做的事。对吗?
呐,看看。当夏娃故意……曾经犯的第一个罪(对吗?),夏娃知道神的旨意,却故意拒绝去做。对吗?那是第一个罪。
43

那么,罪是什么?在《约翰福音》3章18节,耶稣基督亲自这样说:“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对吗?“罪”其实就是“不信”。

撒但藉着他的诱惑告诉夏娃说神那样说了,但神不是那个意思。看到撒但如何粉饰神的道了吗?哦,撒但说:“呐,神说了这话,但神不是那个意思。”换句话说,“你会……我们的眼睛会打开。你会知道,懂得更多的知识。”
呐,那个同样腐烂的谎言今天由撒但告诉了传道人和教会成员,说:“神的道这么这么说,但它不是那个意思。”神的道正是它所写的那个意思。没错。
44

不久前,我对我自己的教会、我自己的会众讲,一些人把它放……是从城外来的。在医治聚会上,我从不传任何的教义,因为那是一群混杂的人。但在我自己的教会,我传讲我相信是真理的东西。我传讲的都是真理,但我没有详细述说。当有人看见在这里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施洗时,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原以为你一直都是三位一体论者。”

我说:“你出现很多想法。”我说:“圣经说,没有一处有人曾奉耶稣基督之名以外的方式受洗。”
“哦,”他说:“但你知道……”
我说,我说:“那件事就摆在你面前。”
45

一位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弟兄,他兄弟现在就坐在现场,一次他来到我家里,挑战同样的话题。我的弟兄对他说,他说:“呐,瞧,弟兄,你正在听一些不正确的东西。”

他说:“比尔·伯兰罕是谁,竟要告诉我呢?”
“哦,”他说:“来听神的道吧。”
于是这位老兄来了,我们把圣经摊开。我说:“呐,瞧,弟兄,你把你的教科书放下,我们拿圣经来看好吗?”
“好的,拿圣经。”
我说:“如果神的道说你错了,你愿意让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你施洗吗?如果你向我证明父、子、圣经是圣经中受洗的方式,我就让你给我施洗。”他同意了。
他的第一个主题是他找到的唯一的地方,当场就被定罪了,他却拒绝让我给他施洗。呐,那表明什么?“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或不信,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那就是你不得赦免的罪。
46

如果你知道什么是福音的真理,它向你摊开了,神向你启示了它,你知道它是真理;却为了满足某个组织或某个小气的传道人,或为了受欢迎,你想要拘守你想要拘守的东西,而不接受神的道;保罗说:“他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或不信,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那是你不得赦免的罪,就是知道什么是真理却拒绝行在其中。阿们!呐,你们相信那是对的吗?那正是圣经所说的。“犯罪的人。”罪就是不信。

哦,你说:“抽烟是罪吗,喝酒是罪吗?”不,不。那是不信的属性。你那样做,是因为你不信。
如果一个人说他相信,他就必须是个基督徒,照他说他是属性的方式行事。苹果不是树;它是树的属性。你说谎、偷盗、欺骗、抽烟,做这一切事,仍自称是基督徒,那是因为你没有重生。没错。这表明那是你所结出的那种生命。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瞧?
如果你做那些事,圣经说:“你若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爱神的心就不在你里面了。”[约一2:15]你只是信宗教,却从未得到救恩。宗教是个遮盖,但救恩是自由。哈利路亚!救恩揭开盖子(是的),显出你的本性。那是真的。呐,我们做错事,是因为我们不信。
但如果你全心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如果你的见证是真的,神就有责任赐给你圣灵的洗,把你印进神的国,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没错。
47

如果你说:“哦,我得到圣灵了,荣耀归神!我知道我得到圣灵了;我倒在圣灵之下。”哦,那不是你得到圣灵的迹象,一点也不是。朋友们,我见过了各种东西倒在诸灵之下。没错。那并不使你拥有圣灵。

但当你心里得到了耶稣基督的爱,当神把你造成了一个基督徒,当神把你印进他的国,你也可能倒在圣灵之下。你可以做这事、那事或别的,不管是什么。但你的生命要符合你的见证。
你的生命那么大声地作见证,以至于……不管你说什么,如果你没有活出它来,人们就不会相信。他们就不会相信你。你自己不相信,公众也不相信;所以你只会使自己可怜。为什么你不带着一颗真正的心来,说:“神啊,我承认我的错误,我全心相信耶稣基督。神啊,请赐给我圣灵。”他必做这事。没错,他必做这事。那个果子,因为你相信。
48

呐,你说:“哦,我戒烟了;我戒酒了;我不再做做这事、那事和别的。”弟兄,任何罪人都能那么做。他确实能。那并不使……

在战争时期,你看到一个人,说他穿着美国制服。呐,罗伯逊弟兄、冯克弟兄,你们在这里的许多士兵,你不能因为一个人穿美国制服就信任他。那可能是间谍。他可能是德国人;可能是敌人。因为虽然他穿美国制服,但那并不使他就是美国人。不,先生。
哈利路亚!你可能属于这国家的每个教会,每个新年都翻过一页,那并不使你就是基督徒,当你有了一份有指纹的证件,你就是美国人了。你得到了一份证件,证明你是美国人。
49

当你得到了圣灵的洗,有神的大能运行在你的生命里,使你在现今的世界活出谦卑、平安的生命,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年又一年,他们知道你站在哪儿。没错。大卫说:“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在干旱的时候也不枯干,因为他栽在溪水旁。”是的,先生。“他的果子也不枯干;叶子也不枯干,他要按时候结果子。恶人并不是这样;乃像枯干的糠秕被风吹散,”[诗1:3-4](没错,)从一场复兴到一场复兴,必须被复兴又复兴。但一个曾经锚在基督里的人知道他在哪儿。是的。

50

“呐,我们若犯罪……”S-i-n,犯罪,什么是罪?“罪”就是“不信”。多少人知道这点?拿出你的韦伯词典,不管你想去哪里。在圣经里,第一个罪就是不信。对吗?“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3:18]圣经从头到尾,等等,罪是“不信,不信”。

如果我说外面是夜晚,天黑了;有多黑呢?哪部分是夜晚?都是夜晚。对吗?它是夜晚,因为天黑了。对吗?
房间里有多亮呢?这部分是光吗?不,整个都是光。它是光,因为它就是光。
如果你是信徒,你就是基督徒。如果你不是信徒,你就不是基督徒。就是这样。
51

因为你们得救不是出于任何好行为;你得救不是出于叫喊;你得救不是出于跳灵舞;你得救不是出于说方言;你得救不是出于守安息日;你得救不是出于吃肉;你得救不是出于加入教会;你得救不是出于水洗;你得救是因着信心;你得救也本乎恩[弗2:8]。是的。

如果你真的得救了,其它这些东西就会自动来到。你说方言;你会叫喊;你会赞美神。“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林前14:32]当牧师看到事情错了,他会说:“瞧,姐妹或弟兄,那是错的。”
你就顺从。没错。你就顺从。“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你顺从,说:“神啊,赦免我。我不是有意要偏离秩序。我准备……”哦,顺服教会,继续前进,你就会看到教会为了神的荣耀前进。“先知的灵原是顺服先知的。”一切都是秩序中,教会建立了秩序。
52

但如果你把头翘起来,说:“我不相信;我告诉你,我不相信。”那马上就会表明你出问题了。那是错的。出问题了,你不能忍受纠正。你知道我的意思。

经文也说:“要记下那些人。”没错。如果你不能忍受纠正,不能站在秩序中,不能站在神的事中,那你就脱节了。保罗说:“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因为他们不是属我们的。”没错。他说:“这一切的教导,”他说:“我到你们中间,有这个事,那个事,还有别的事。瞧,我听到甚至有纷争,一人与自己的继母同居,另一人醉在主的桌子上。我听见这一切不该有的事。”当那些人出去时,他说:“瞧,他们出去,因为他们不是属我们的。”没错。他说:“你在魔鬼的桌子上吃,然后又在主的桌子上吃,还想要自称是基督徒。”
他裁剪他们,切割他们。他爱他们,但他告诉他们真理。当那个世代起来时,保罗站在他们面前,他可以说:“我跟所有人的血无干。神的真理,我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
53

我不用为保罗的日子交账。但当这个世代出现时,我必须作为一个见证人站起来。如果我知道一件事是真理,却拒绝说出来,因为名望而妥协,我就会被作为伪君子赶出去。但我可能作为一个骗子被赶出去;我可能作为一个狂热者被赶出去,被叫作世上的任何东西。但在那日,神说:“你既遵守了我的道,我必在大灾难的日子保守你。”是的。那是神要做的事。

54

如果圣经没有教导圣灵的洗,它早就终止了,我就会教导同样的事。圣经教导:“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如果它说神迹随着使徒终止了,我就会相信它。但神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我相信它。
如果他们说人们只能在使徒的时代说方言,如果圣经说那是他们说方言的唯一时代,我就会相信它。但主说:“这些神迹,说方言一直到世界的末了。”
如果奉耶稣的名水洗要随着使徒终止;在天主教会里形成了“父、子、圣灵”,如果我们应该在那里终止,然后从这个开始,我就会做同样的事。但圣经教导它是一样的,“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24:14]如果圣经中有点水礼,我就会行点水礼。没错。不管什么……
如果圣经里没有洗脚,我就不会传讲它。但圣经说:“你们既知道这些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约13:17]我已经讲了真理。
如果主的晚餐是属灵上的,不需要领自然的晚餐,我就会那样说。但耶稣说:“有福了……”他说:“你们要如此行,吃他身体的这些东西,直等到他再来。”我和它站在一起。
如果他说神的医治在那里终止了,我就会相信。但耶稣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直到世界的末了。”我相信它。没错。我相信神迹随着信徒。
55

我站起来,看见许多狂热分子兴起,举止好像嘲弄,像那样嘲笑。不是嘲笑,但他们出去,带来耻辱,真正的耻辱:站在教会里说方言,然后出去,撅着嘴巴,大惊小怪,离开,到下次复兴时,又进来了。神不是那样的。没错。是的,先生。凭着你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你来。

我不在乎。你可以把真理传给他们,说:“这就是了,主如此说。”
人看到那个,他害怕那个。他走开了,说:“哦,反正我不相信它。”弟兄,你干犯了圣灵。你做了一件永不得赦免的事,除非你来纠正了那事。
56

如果我走到俄亥俄河,那里有一座桥,他们告诉我说有一座桥可以过去,我说:“哦,我要开汽车走别的路。”那里有座桥,它架在那里。有一个笔通行费要支付。我必须过桥。如果我指望从杰弗逊维尔去肯塔基,我就必须过桥。对吗?哦,我说:“我不想那么做。我要去买一只船,坐船过去,或我要雇某个人。”听着,那桥有特许权。当你登上对岸的时候,当局会在那里迎接你,因你这样的做法而逮捕你。绝对是的。

57

难怪耶稣说:“一个人没穿结婚礼服进去。”他说:“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谁带你来这里的?”那人无助地站着。为什么他无助呢?在那个比喻里。

今天在东方的新郎,新郎摆设婚筵。当他摆婚筵时,由他来提供礼服。
在人生的结束,耶稣基督摆设婚筵,就由他来提供预备的礼服。
门童在门口,就像当时一样,或他的一个亲密朋友站在那里。每个带着票上来的人都得到了同样的礼服。他们把礼服披在他身上。即使他穿着破烂,或者他穿着细平布,他照样穿礼服,因为他看上去就跟其他人一样。绝对没错。
弟兄,当我们到了婚筵上时,我们必须穿上圣徒保罗在那边所穿的同样的礼服。我们必须有同样的圣灵的洗,我们心里必须有同样的福音在燃烧,有同样的爱,不然我们就会被赶出去。你说:“哦,弟兄,我是五旬节派的;我……”不,先生。那一点也遮不住你。“我是卫理公会的;我是长老会的;我属于伯兰罕堂。”那跟它毫无关系。没错。
58

你看到了福音真理。保罗是怎么施洗的?早期的教会是怎么施洗的?奉耶稣基督的名。他们在那里是怎么做的?他们教导神的医治;他们教导神的大能;他们教导真实的再来;他们教导自然方面接受洗脚和圣餐的条款以及类似的事:存单纯的心挨家挨户掰饼。对吗?是的,先生。

他们相信在有罪的地方当责备罪,把那些东西丢在一边。亚拿尼亚和撒非喇,那不容易,但彼得还是告诉他们,说他们会发生什么事。
当术士西门信了,他进来,想要买圣灵或成为教会中的大人物,说:“我要把很多的钱放在库中;你们只要让我达到目的。”
彼得说:“你的钱和你一同灭亡吧!”你摸不到这个圣职。神祝福那些有真正圣灵信仰的人,他们看见了并且说出真理。就是这样。“西门,你错了。”西门知道自己错了。
59

呐,如果你拒绝行在那里面,你就亵渎圣灵了。“他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

60

[原注:磁带空白。]“不可偷盗;不可说谎。”我们今早讲完了这个,表明那罪甚至还未显明,直到律法把它放大了。

就像法律在这城里没有显明,闯红灯没有错,除非有一款法律禁止它。没有法律,没有法规,每小时九十英里的速度通过大街就没有错,除非有一条限速法。
我们不知道罪,除非有一个律法。当律法来了,把罪放大或显出来,后来基督的恩典来了,从你心里除去了罪的欲望。瞧?除去了罪。
61

天上最高等的东西—神自己,成了地上最低等的东西,甚至要代表蛇。你们知道这个吗?他是旷野里的铜蛇。对吗?

从整个永恒最高等的东西成了地上最低等的受造物,从最圣洁的东西成了最不圣洁的东西,因为他亲身担当了每个人、每只兽、每个凡人的罪,像罪人一样死去,你的罪担在他身上。
不可能是第二位下来,不可能是神性中的第二位下来,不可能是神性中的第三位或第四位下来。不可能是天使下来。而是神自己下来,最高者成了最低等的,要除掉罪。
后来,男人、女人,注意看主说的话,要相信他。呐,圣经说:“他们故意犯罪……”
62

人在……他上来,按手在垂死的羊羔身上,说:“大祭司,我犯了奸淫,我献上这只没有瑕疵的羊羔,”预表基督。按手在羊羔头上。他们割断羊的喉咙,羊发抖,咩咩叫,死了,摇晃。他知道他的罪就摆在那里。他自己本该像那样死去。如果这只无辜的替代者不为他而死,他就得死。

他的名字约翰·唐先生被记录在案;被保存在那里。一位利未人或文士保存它,他被记录在那里,“他犯了奸淫,因此献了这只羊羔。”
后来他认出了神的道要求了:“每年一次,”就是这样。瞧,他带着同样的欲望回去了。他又看见了妇人,又犯奸淫了;在安息日捡树枝;不管他的罪是什么。在圣所洁净之前,他又带着另一只羊羔回来。
当他又回来时,祭司问:“你叫什么名字?”
“约翰·唐。”
往下看约翰·唐,说:“你犯了什么罪?”
“犯了奸淫。”
“是的,我们找到了他,当场抓住了他。”
“哦,你已经犯了这罪。你已经有一个赎罪祭了。神的道要求你要被石头打死。”他们把他从那地方拖出去,毫不怜悯地用石头打死了他。我不管他是不是市长,或他是谁。不管是谁,他不得怜恤而死,是的,因为他弃绝了神的道。神要求一只羊羔,而他弃绝了。
63

呐,保罗说:“那是在摩西的律法下。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当场抓住了他的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当一个人把头靠在神的羔羊、神的儿子身上时,该怎样加重呢?”

耶稣被撕裂的心;他被压伤了。他的眼泪从脸颊上往下流;荆棘在他的冠冕上,血流在他脸上,搀着咸的眼泪流进了他被脱光的身体里。一个人会上来,说:“是的,我确信那是神的儿子,”然后转过身,却不相信主的恩典、怜悯和道。
保罗说:“他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惟有战惧等候审判和那烧灭敌人的烈火。”我的弟兄,当真理呈现给你的时候……
64

我把这点铺开,作为将来复兴的根基。你们每个晚上带圣经来,带笔来,带本子来核对。任何时候你若看到你不明白的事,来吧,让我们彼此辩论。

我也想知道真理。我像你们一样对真理是敞开的。我想要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因为我不想不顺服他说要做的一件事,瞧?我想要每一点都在我自己的心里,但它必须是从道来的。“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
65

让我将这点讲出来作为结束,就一会儿。瞧,呐,当耶稣告诉他们说他们亵渎了圣灵,那是不得赦免的,不得赦免的罪。

瞧,先知以赛亚,众先知,耶利米,所有的先知,他们说:“当弥赛亚来了,这就是他。”神……耶稣基督是神的道。对吗?弃绝他就是弃绝道。对吗?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这是神书写的道在这里彰显,正如神的道在地上一样。他所说的一切道都是圣经。他思想的每一段话都是书写的道。他是神的道。当书写的道宣告了他是道时……当他来到地上彰显时,那些人看到了道,却弃绝它(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因为他们失去了声望,因为他们必须放弃教会。
任何人说:“如果你相信那样的异端,我们就要把你赶出教会。”瞧,他们不能相信耶稣。他们心里相信他,但他们不想要他。他们担不起公开的承认,因为如果他们那样做,他们就会被赶出教会。所以,“他们爱人的荣耀过于爱神的荣耀。”[约12:43]他们说:“哦,我们的教会没有那样教导,所以我们就……”
66

看,同样的老魔鬼今天还活着。嗯,肯定的。他们今天还活着。“哦,我妈妈是天主教徒;我妈妈是长老会信徒。我告诉你,如果妈妈没问题……”

妈妈行在她所拥有的光中,但福音之光照耀的日子已经来到。基督教众教会的神学正在死去;它失败了。神现在正在接受你,通过他的教会即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身体再次启示自己:从教派派性中复活;从冷淡形式化的教会中复活;从狂热中复活。神正在带出一堆骨头,以圣灵的大能给它穿上皮肤,在末日以神迹奇事带来福音,直到世界的末了。他们必教导圣经。他们必支持它。他们必靠它而活。他们必不向左或右妥协。没错。他们站稳在道上,继续前进。神必天天与他们同在,证实这道,有神迹奇事随着。哈利路亚!你们所有的晨星,兴起发光吧!哈利路亚!
67

他们走上守望塔,问:“守望的啊,夜里如何?”

他回答:“黑夜来到,早晨也来到。”注意,黑夜一直在早晨前面。没错。他们靠星星来守时。大约在黎明前的时候,光出现了,挤压黑暗,直到最黑暗的时候变成了光明,黎明前的黑暗。
如果你是个熟悉山区的人,是的。我不管风来自哪个方向,怎么来的,刮得多猛,只要让那第一束光线划破天空,风就会沿着沟槽刮下去,顺着山谷刮下去。我不管是什么样的风在刮,在黎明的时候,它都会停住,然后沿着沟槽刮下去。哦,哈利路亚!
那天晚上,冯克弟兄、罗伯逊弟兄和我,还有他们,都躺在那里。我穿上鞋,从那里走出来。我哭了起来,然后又跑回帐棚里。站在那里,我得了一个启示。回到帐棚,伍德弟兄躺在那里,睡得相当沉。我坐在那地方旁边,拼命地哭,摇晃,因为我看见了一件事。我说:“是的,主啊,黑暗来到,早晨也来到。”
68

我们正在经历很大的压迫时候,教会的神学家等人说:“来加入我们教会;来加入我们教会;来加入我们教会。”但当天开始破晓时,那阵大风又顺着道刮来,像那样刮进教会里,就在黎明的时候。哦,这一定是黎明的时候,哈利路亚!因为同样的圣灵大能正在宣告起初同样的福音。今天圣灵再次宣告它。哈利路亚!哦,我很高兴我们作为永生神的教会迈向锡安。哈利路亚!我相信。

69

你认为我喧闹吗?我有东西要喧闹的。让我告诉你,我的弟兄,当耶稣基督的血洁净我们一切的罪……现在我看到了二十三年圣灵的带领,我把自己交托给他,不理会任何东西说什么。它把一样东西放在了我心里,已经锚在那里了,不是我自己放进去的,是圣灵把它放在那里的,神有真理要给我。我要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我们彼此相交,因为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他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故意弃绝,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
70

男人女人,听着。我的朋友们,基督徒朋友们,如果你所知道的唯一的事只是去教会,你现在就停下来。不要认为你没事了。如果你有想象的头脑,“哦,我相信我得救了,”你看到你总是挑起争端,或总是抱怨一些事,你就有问题了。如果你看到你不能除掉心里的仇恨,如果你看到像那样的事,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加6:7]。没错。“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没错。要你做的事……

你说:“哦,我相信我得到了圣灵,”若你看到它没有结出温柔、顺服、仁慈、温和、宽恕等等的果子,那就是你要摇动自己的时候了。
“你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直到你来纠正那件事。没错。如果你知道自己正在做错事,就当尽可能谦卑地走上去,把它找出来。
“哦,”你说:“总有一天,我要改善它。”“总有一天,”可能太久了。你可能活不到“总有一天”。要做的就是现在把它找出来。没错。看看它,看它对不对。如果它是真理,就行在其中,神必祝福你。
71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就一会儿,然后我们结束。很抱歉,像这样留你们这么久,但让我告诉你们一些我所知道的事。如果有什么事我敢于坦然走上前,在鬼魔和各种权势面前,我知道某些事到时会上来挑战。有一样东西我可以站在其上,并且感觉良好:两件主要的事。第一,我从内心深处知道,我竭力照着这道所说的来教导它。我知道神应许了他必尊重这道。我不管谁传讲它,它从谁出来,即使它从一个伪君子出来,神也必尊重真理。你相信这点吗?我不管他是不是世上最大的伪君子,神必尊重真理。没错。我知道这是真理,因为我是从这本圣经里读的。我知道这是真理。

第二件事,我知道那位天使,他在那里临到我,说:“不要惧怕,我必与你同在。”是的。
72

因此,我会不知道要怎么办,没有异象走到事情面前,不知道要做什么。当我得到异象时,我就知道要做什么。但当主没有告诉我时,我不得不走到那里,挑战土著。在那里,我想:“主啊,神的旨意,我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的。你在这本圣经中说要做的,我都竭力跟从。因此,主啊,你的道存在我心里。你有责任看顾你的道。如果有什么事我知道我应该做却没有做,主啊,那是它向我隐藏了。我知道我竭力与你同行,我知道你尊重了一切的道。”

我告诉人们,即使告诉人们有时候严重地伤害了我,我还是照样告诉他们,因为这是道。我从不告诉他们要怎样做,除非我自己这样做。是的。
像那样走上去……我走得更近了一些,我想:“主啊,”看到那权势站在那边,那鬼魔准备挑战我,挑战你去到他那里,我说:“主啊,这不是我的话;我现在是站在你的道上。”
我走到那里,不慌不忙地走到那里,我想:“神的天使啊,让你的同在临近,因为你是主的仆人,受差遣在这些时候来保护我。你在那里应许了我,如果我愿意去,你必与我同在。”
所以我走到那里,说:“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说出真理。”我看到鬼魔尖叫,看到事情发生,因为神对他的道有责任。
73

但如果我知道这些事是真的,像洗礼、圣灵的洗和其它一切的运行等等,知道它们是真理,就因为我想要在人们中间受欢迎,让人拍我的后背,说:“博士,牧师,或主教,”不管是什么,“你传讲了一篇很好的道。”那是人的称赞。

我宁愿他们暗笑、取笑我、嘲笑我,而知道我忠实于神。没错。那是真的。我不要人的称赞;我要神的称颂。我想要知道我没有避讳不传讲真理。如果你弃绝它,那取决于你。瞧?是的。
74

但让我在要来的复兴中告诉你们福音的真理。“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耶稣基督在《约翰福音》3章的话。他告诉那个大官。那是个虔诚的人,有名的人,信神的人;是个教师,是个学者。你期望在他身上得到的,他都是。但耶稣告诉他说他还没有永生,因为他没有……他甚至不明白这点。耶稣说:“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不管他多么虔诚,他属于最大的教会,他有最大的一个名字,他是圣经的教师,然而他还没有见证新生的经历。今晚你们见证了吗?

75

我想干脆和中肯地问你们一个问题。我这样说不是要让你们难堪。我宁愿在这里难堪,也不愿在那里难堪。你们不愿意这样做吗?你们许多在这里的人正在寻求圣灵的洗。

从我小的时候,只是个大孩子,十几岁的时候,你们许多在这里的人就看到我在传福音。我起初传讲的福音,一点也没有改变。我仍然教导同样的东西。因为它不是由某个神学院给我的,也不是由人教导我的;它是从圣经的启示来的。没错。因此,我知道它是从神来的,我持守同样的福音。
76

许多年前,我传讲了奉耶稣基督的名的水洗。许多年前,我传讲了人的魂被耶稣基督的血通过成圣而洁净。我传讲了圣灵的洗作为确认,或神的印把人印进神的国。你们知道那是对的。我教导了神的医治;我教导了主的再来;我教导了洗脚;我教导了守圣餐;我教导了在主面前圣洁;我一开始就教导了这一切东西。

我教导了说方言不是圣灵的凭据。我教导了叫喊不是圣灵的凭据。那些东西,没有一样你能说是圣灵的凭据或唯一的凭据。它可能是圣灵在那里的证据。唱歌可能是圣灵在那里的证据。说话可能是圣灵在那里的证据。任何神迹都可能是,却不是绝无错谬的。只有一位能说圣灵在那里,那就是神自己。他是审判官。我见过人们唱歌;我见过人们说话;我见过人们叫喊;我见过人们说方言,做这一切事,却没有圣灵。他们的果子证明了他们没有圣灵。
77

我猜你们对我有一切的信心,相信我有圣灵。我也相信。神知道。我相信你们得到了圣灵。我对你们有一切的信心相信。你们仁慈、可爱、甜美等等,我相信你们是……你们是基督徒。我相信你们得到了圣灵。我不会起誓。神知道。没错,瞧?所以我们不能靠这些东西来判断。你不能把神固定住,说这就是它,因为他是审判官。我们受差遣不是要判断;我们受差遣是要传福音(对吗?),传福音。

我可以带来真理。如果你弃绝它,走开,我知道圣经说,如果你那样做,罪就不得赦免,直到你来纠正那件事。绝对是的。所以,如果你看到真理,就要行在真理中。
78

呐,当你来了,我想要问你一件事。这里有多少人说:“比尔弟兄,我在公众面前尽可能地坦白,我可能在离开会堂之前死去,但我想要神知道,想要人们在这里知道:我想要真正的圣灵的洗”?请你们举手,说:“我真的想要真正的圣灵洗。”神祝福你们。呐,我们有机会得到复兴。

听着,朋友们,不要来说:“瞧,如果我觉得相当冷,如果我像姐妹那样得到圣灵……”姐妹得到圣灵的方式,你不要那样求圣灵。
79

你只要带着单纯的心上来,相信耶稣基督是救主,你已经接受了他,你相信神必持守他的道,你盼望领受圣灵的洗,他必把圣灵赐给你。你说:“主啊,我要……无论你怎么把圣灵浇灌在我里面,我要得到圣灵。我所要的就是圣灵的洗。赐给我一样东西来除掉这自私;赐给我一样东西来除掉这一切的惧怕和疑惑。主啊,不要使我……如果你使我叫喊;我看到别人叫喊,却没有活出它来。不要使我说方言,主啊,我看到别人说方言,却没有活出它来。但主啊,把一样东西放在我里面,住在我里面,使我天天作为基督徒而行走,使我爱我的仇敌,使我对那些诽谤我的人说好话,使我准备为我所做的任何错事而悔改,走上去承认。我要说:’我错了,神啊,请赦免我。’”

那是你所要的那种灵,不是吗?是的,先生。“使我谦卑。当我的牧师看到我身上有错的东西时,他走过来,说:’弟兄或姐妹,你不应当做这些事。’使我谦卑,说:’是的,我的弟兄,你帮助我祷告。我不想要那种灵在我身上。我不……’”你不想要那种灵,是吗?
你不想带着趾高气扬的灵到处走,说:“哦,哼,他没有权力告诉我。我知道我站在哪儿。”哦,当你那么做时,朋友们,你马上就会看到你偏离了神的旨意。你会看到你一开始就错了。
80

为什么不谦卑,将自己交给圣灵,说:“是的,我要跟永生神的整个教会肩并肩。我要继续前进。如果我看到我姐妹身上有错的东西,我要为她祷告。我看见我弟兄身上有错的东西,我要……如果他继续下去,我要去到他家里,说:’亲爱的弟兄,让我把你的手紧握一会儿。你爱我吗?”是的,我爱你。”你知道,我们,我们上了年纪了,我们……’他不想去魔鬼的地狱里。’我注意到你正在做某件事。呐,让我们,让你我为这事祷告。’”瞧,像那样的事……

如果弟兄不接受你,你就无能为力。那你就带另一个弟兄一起去。即便他傲慢,你也已经尽了你的本分,就是这样。然后去告诉教会,问题就解决了。你明白吗?
81

呐,你们很清楚地知道。坐在这里的这小群人,你们在那些事上看到了全能神的手。你们知道人们来到这里,声称有了圣灵。你们知道这事。他们来到这里,变得傲慢、冷淡,等等,然后走出去。当我回来时,那天晚上牧师告诉我,我说:“你去看望他了吗?”

“去了。”
“你带了别人去吗?”
“带了。”
我记得,当谢尔比弟兄告诉我……其他人,不同的人去到人们那里,想要……我去到人们那里,我说……哦,他们嘲笑我,说各种话,称我是各种东西。我说:“呐,瞧,我亲爱的朋友,这样不行。”
“哦,你去到了世界里,你后退了。你像这样,你没有使任何灵魂得救,所有这样的事。你所想的就是……”
我说:“你不认为我是在跟随圣灵的带领吗?”
“哦,你错了。你是这个、那个或别的。你必须顺服我。我是那个告诉你要做什么事的人。”
82

你当时就看到那是魔鬼。于是我说:“瞧,从今以后,从现在起,如果你不与教会和好……他们爱你,但如果你不回来,那么记住,我已经来找你们每个人四、五次了。之后我也带了其他人一起来,你却不愿和好。现在我要把这事告诉教会,从今以后,你就得像个异教徒和税吏一样。”那是神的道,不管听起来多么断然。那是神的道。

后来我走到教会,说:“从今以后,这些人不是我们的弟兄姐妹,因为他们跟我们分开,好像没有圣灵一样,已经出去了,你们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是的。没错。你们看到发生了什么事。
83

你不能绕过神的道。当神说做某一件事时,那绝对是神有意要做的事。没错。

呐,让我们联合起来。让我们成为一群人,在这个小帐棚里,不是因为……如果你想把我的名字从那前面删掉。他们只是把那名字放在那里。你想怎么叫它就怎么叫。那没有任何关系。你可以只称它教会,如果你想的话。它用不着是“伯兰罕”堂,伯兰罕跟它没有关系,根本没有,一点也没有。他们把我的名字放在那里,只是因为契约上用的是我的名字,他们就把它钉在那里了。
经济萧条期间我下去工作,他们把十一奉献拿来。我并没有拿十一奉献不去工作,反而把自己的十一奉献放进去,把我的奉献放进去,把钱放进去,我们在这里盖了这帐棚。它是用会众的救济金盖的,他们把救济金给我维持生计。我工作,把救济金放回帐棚里,那就是他们称之为伯兰罕堂的原因。伯兰罕跟它没有一点关系。如果它叫内维尔堂,你们想叫什么就叫什么,都没有任何关系。它只是神赐给我们叫我们共同努力的小地方。
我们来这里敬拜主,照我们所知道的忠实地教导圣经。弟兄,在各种事情上,它遭受了各国各地的挑战,然而神的道照样继续前进,极其清洁、圣洁、毫无搀杂。现在来跟我们联合,不是加入教会,不是加入我们。而是来加入耶稣基督里,爱他。
如果神如此地尊重了他的道,医治病人、瞎子和病痛的人,席卷了全世界,他肯定不会让我带着一个谬误出去,对吗?当道在这里,写在神的道中时,不要弃绝它,我的弟兄们,要接受它,因为它是主耶稣。
84

你们大家都得到了圣灵的洗。让我们成为一个快乐的大家庭。不要进来说:“哦,我得到圣灵了;荣耀归神,现在我要有恩赐。”别管恩赐,它们会照顾自己的。瞧?神,当他看到他要为某件事使用你时,他会告诉你要做什么,你就去做。不要求恩赐,要求赐恩者。进来领受圣灵吧。我相信我们会有美好的时光,你们说呢?

85

呐,什么是不得赦免的罪?就是得知真道以后故意犯罪。对吗?“因为犯罪的……”什么是罪?不信。当你看到道,说:“这是真理,”但你却拒绝接受它,“他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或不信,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那是真理。它就摆在那里。它就像你上来……

在很大的程度上,这是同样的事。让我们来看看。我要结束了。
那是耶稣基督,他是神的儿子,接受他就是生命,弃绝它就是死亡。做你想做的事。你说:“哦,我不相信它。哦,我告诉你,我不相信它。我就是不信。”瞧,如果你不信,那取决于你;你没有生命。就是这样。因为那是真理。是的,没错。
在其它任何真理上也是一样。是的。拒绝、弃绝、不信神的道,这是不得赦免的罪。你再也没有权利了。如果你上来说:“哦,我不信他是基督,”那你永远得救不了,直到你为这个悔改,与他和好。你说……这是神的真理,它传给你了,你说:“哦,我不信它。”那你就与神隔断了,直到你悔改,回到真理上。对吗?
86

愿良善的主丰丰富富地祝福你们;愿他保守你们健康。

当我出去时,请为我祷告,你们愿意这样做吗?求神赐给我安全,让我回来举行复兴会。我们把那要来的复兴建立在神书写的真理的基础上。愿神祝福你们,我们低头。
泰迪弟兄,请你走到钢琴这里弹一会儿,当我们祷告的时候,给我们起某首歌的调子。
87

父啊,这么冗长的教训,严厉、尖锐。我感觉到圣灵先进入聚会中,赐给我们祝福,表明在开始教训的时候他就在这里,知道他在这里,然后思想,进入道中,不得赦免的罪是什么,其要点是不顺从或弃绝神的道。

父啊,我们看到那个,心想:“神啊,洁净我一切的不信,让我相信这本圣经是你的道,让我相信它写在这里是为了赞美、使人归正,使人可以无可指责地站在神面前,知道我们要照这同一本圣经接受审判。”
主说:“遵守这书上话语并行出来的人有福了!他们可得权柄能去到生命树那里。那些不遵守它们的人就要被当作犬类、行邪术的等等,要被赶出去,他们的结局是被焚烧。那遵守这些话语的人有福了!若有人从这书上删去东西,或加一些东西进去,就要从生命册上删去他的名字。若有人遵守这一切的命令,做这些事,他就有权柄去到生命树那里。”
神啊,今晚在这教会里应允我们,使我们永远行在圣经的光中,做圣经说的事,不向左向右看,或不信你的道是真理。父啊,帮助我们。
有很多的手,哦,有几打手或更多手举了起来,或许更多,有十五或二十个人想要圣灵的洗。这证明他们正在饥渴。主啊,你说过:“饥渴的人有福了!”为什么?圣灵已经向他们说话了。他们真的饥渴是有福的,知道神与他们同在,赐给他们那个饥渴。哦,知道只要他们饥渴,外面就有东西要给他们。就像如果人渴求食物,就一定有食物给他吃。
父啊,我祈求你充满他们每个人。应允他们被圣灵充满,甚至在复兴开始之前。在今晚这场聚会结束前,主啊,应允圣灵去到这里每个人那里,用神的大能和赞美充满每一颗心。父啊,求你应允。
医治在我们中间的病人。神啊,与我们同在,祝福我们。祝福我们亲爱的内维尔弟兄。主啊,我们祈求你保守他谦卑;赐给他那些精彩、大有能力的讲章和教训,他已经把这些传给教会了,这是耶稣基督稳健、明智、毫无搀杂的福音。神啊,把祝福倾倒在他身上,祝福他的妻子和家庭。祝福我们大家、长老和每个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呐,泰迪弟兄,让我们哼……
88

内维尔弟兄,你有话要说,对下星期六的广播要说什么话吗?我想是……[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是的。”]下星期六的广播。多少人在广播里听到内维尔弟兄?我想他有半个小时。对吗?[原注:内维尔弟兄对伯兰罕弟兄说话。]是的,上来吧。[原注:内维尔弟兄说:“今晚给广播的任何奉献,聚会后请交给我。我们会很感激的。我们星期六广播的钱还不够,但当时间到了时,就有钱这里,所以我们为此感谢主。现在愿神祝福你们。”]

内维尔弟兄,请站在人们出去的门口,如果他们有东西要支持广播,如果可以的话,弟兄。[原注:内维尔弟兄说:“阿们!”]很好,如果你现在确定你明白了。呐,是用于他的广播的。他想要维持广播。他在广播里与人相会,与还有那些不愿来这帐棚的人相会。
许多时候,我试过了。
人们说:“哦,伯兰罕牧师,过来为我祷告好吗?”
我说:“去伯兰罕堂吧。”
“哦,嗯,你知道,嗯,我实在没时间去。”
你知道吗?他们硬着颈项太长时间了,不能谦卑自己来这里。绝对没错。也许他们的牧师说,如果有人在这里抓住他们,他们害怕他们会在错误的伙伴中。如果他们那么想,为他们祷告也没有任何益处。是的。
你知道先知对乃缦说什么吗?他说:“下到约旦河里去,浸在泥泞肮脏的水里。”
乃缦说:“嗯,我们国家的水比那些水更干净。”
“哦,那就带着你的大麻风回去吧。”没错。直到他谦卑自己,走进泥泞的约旦河里,像先知告诉他的那样浸了七次,他的大麻风就离开了他。没错。
如果他们太僵硬刻板,不能来伯兰罕堂,那他们就可以保留他们的大麻风。绝对没错。神啊,求你怜悯!
89

哦,朋友们,我看见日子到了,看到我的岁月在这里悄悄地过去,等等,我做了什么呢?哦,我觉得我什么也没做。我必须为主耶稣做一些事。我必须做一些事。哦,我的心现在从我里面跑出去了。我觉得很好,刚强。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几年没有传道了,我现在又开始传讲了。我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我想要为基督赢得灵魂。就是这样。我想让人与神和好。就是这样。在那里,我觉得他所赐给我的事工,我宣称为主赢得了超过五十万的灵魂。但跟世上几十亿没有信基督教的人相比,那似乎太少了。你明白吗?

看看还有千千万万的人那里需要去。朋友们,让我们去吧,让我们去吧。也许你不能飘洋过海,但你可以到街对面去。让我们做一些事,让我们为神的荣耀做一些事。
神祝福你们,现在我们起立。
90

现在我要请你们唱解散聚会的歌,“时常携带耶稣圣名。”瞧,时常携带耶稣圣名,当作藤牌敌火箭。是的。每逢试探扰你心灵,呼吸这名在心间。今晚多少人愿意携带这圣名,说:“神啊,我要爱你,主耶稣,我想要你与我同行”?现在请把手举得高高的。没错。神与你同在,我的基督徒弟兄姐妹,好的。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
他能赐你安慰安宁,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呐,当我们唱下一节时,请转过身跟你旁边的人握手。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91

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你们爱主吗?说……[原注:会众说:“阿们!”]我想要你们做一件事。会堂周围有一些分歧。我们想要成为一个友好的大团体。瞧?让我们大家互相握手。不要对一个人犹豫太久。只要伸出手,互相握手,“很高兴有你,弟兄。回来吧。很高兴有你,姐妹。神祝福你。”大家互相握手。如果你想探访,你可以回家探访。但让我们大家互相握手。瞧?转过身,大家互相握手,然后欢喜地走出会堂。你们不愿意那么做吗?神祝福你们。

我们低头。后面的鲁德尔弟兄,请你来给我们祷告解散聚会,鲁德尔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