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006 是律法还是恩典

1

晚上好,朋友们。哦,很高兴今晚能再次出来。我来迟了,原因是,我刚才……是的,就像内维尔弟兄说的,我迟到了。但这原因是,我……那天我在教会里说了,你知道,我说:“瞧,我只是想尽量避开那些电话等等,”但避开不了。几分钟前,我才刚刚离开医院,就是路易斯维尔的几家医院,是急诊室。这就是我迟到了一会的原因。我按时进来,到了这里;我相信后来是我妻子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这件事。我相信是鲁德尔姐妹今晚要来这里,她也病了;我真是很不愿意听到这消息。

2

我把我的堂兄弟留在了路易斯维尔,刚引导他归向基督,这是一件好事。那是一种很恐怖的病,是霍奇金病,随时都会死的。但我相信主今晚已经医治了他。

吉姆·怀斯哈特弟兄的孙子也得了同样的病,躺在那里,在退伍老兵医院。霍奇金病会使心脏和胸腔破裂,所以你知道那意味着已经有一点点了。他们对此束手无策,但知道唯一的指望就是神。
今晚我真该去米尔顿。巴斯迪·罗杰斯,你们记得他,他来了这里;你们许多人都认识罗杰斯弟兄。他病情很重,一整天都在给我打电话。
还有那里的乔治娅·卡特,我们知道她十二或十四年前得了医治,当时躺在床上九年零八个月,一直没有起过床。有一次在外面;我为她祷告了几次。一天晚上我到外面,在一个地方祷告。主降下来,一道微光从狗木丛中掠过,说:“往卡特家去,因为乔治娅必得医治,她必要好起来。”你们都知道这件事,不是吗?这些年来,她再也没有卧床不起了,我猜想从那以后她甚至没有患过严重的感冒。
我们知道她现在得了乳腺癌快要死了,一直打电话过来。她听说我回来了,他们说她本来已经放弃了;后来就从病床上起来要接受她的医治,所以我必须去看她。明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必须离开了。所以,那么多的电话打来,就像那样,你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你只能尽你所能的去做。
3

但最主要的事,就像弟兄说的,最该去做的事就是,为了与耶稣基督相交,你必须丢弃一切,一切!因为我们毕竟会彼此相看,这样我们就偏离了基督,你瞧?我宁愿花很多时间与他交通,这样你就能帮助别人了,对不对?

4

所以,今晚能来参加这个小小的祷告会,真是很好,我们星期三晚上都聚集在这里。我忘记了要告诉他关于今晚教导的事。所以,我今晚不得不来这里,只是作个开场白。在来的路上,借着车灯,我这里挑选了一些内容要在今晚讲的,就是不久前我在主日学里教导的《希伯来书》。

我相信,上次我在这里教导主日学时,哦,去海外之前,我停在了《希伯来书》第10章。我记得一直往下读,这里做了记号,18节是“给下个星期天”的,但下个星期天还没有到。所以,也许今晚我们就从那里开始晚上的课程。
愿主祝福你们,请在祷告中记念这些事。
5

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一位女士告诉我,我的一位老朋友出院了,哦不,是住院了,刚刚做了一个手术。是这里当警察的比尔·格兰特,我的一位好朋友,那些拍片等都拍出来了;是在医院的急诊室里。

后来我在那里遇见了斯洛特弟兄的弟弟。吉恩告诉我,我相信,他已经住院两次了。你知道,到处都是疾病,简直是没完没了。但他说……
6

你知道,我常常纳闷,当摩西带领以色列民经过旷野,带他们出来的时候,那里大约有两百万人,老少加在一起。摩西带领他们在旷野四十年。呐,想一想,当时那里根本没有像我们今天的卫生洁具。而他们,他们也没有……他们有许多年轻人。你想一下,两百万人中一天晚上有多少婴孩出生?除此之外,还有那些老年人、残疾人等等。那四十年,摩西要在神的引导下带领他们。在旷野四十年,当他们出来时,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

今晚,你们想看一看摩西医生的药箱吗?想看一看摩西在那里所拥有的能保持他们健康的东西是什么吗?你们大家都想看一看那药箱吗?我可以给你们看看。
现在我们回到《出埃及记》这里,我给你们看在哪里。这就是他的药箱,我会给你们看他在这里是怎么说的。我要详细看一下摩西的药箱,看看它是怎么说的。
7

有一个婴孩出生时,或某人得了阑尾炎,或肺结核爆发或得了像那样的病,摩西所开的药方就是:“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出15:26]”这是摩西唯一拥有的药:“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

呐,这是他唯一拥有的东西,这就够了,不是吗?摩西说:“耶和华是那位医治你们的。”他们只是为病人祷告,他就好了。
你们还知道那时在旷野发生的另一件事是什么吗?他们出来的时候甚至不需要任何新鞋,他们的衣服也从未穿破。四十年在旷野,只有一种药,一种药方:“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一切疾病的。”他医治了,因为他们接受了神的道,就使他们脱离了一切的疾病。
8

现在记住,他们得了教导。他们曾与那些最聪明的埃及人在一起。我们今天的医生没有像他们那样聪明的,因为他们拥有了那些东西。这表明我们在科学上还从未达到过那个地步。比如说,埃及人建了……就在几天前,我从狮身人面像那里经过,要看那东西到底有多大。

还有那里的几个金字塔,哦,高耸入云,超过一个城区的高度,那些石块有几吨重,几乎像这个教堂这么大。今天如果要把石块放上去,是做不到的,所以他们是用某种方法抬上去的。
那个狮身人面像,我想,要装载它的腿,需要十六辆的平板车才行,那装载它的身体呢?它坐在那里,高耸入云。他们是怎样把它放到上面的呢?瞧,他们那些人拥有人所未知的智能,是今天我们所没有的。我想我们有,但我们根本无法比它更先进,它是用原子能或类似的东西造的。因为电能或其它类似的能力无法将它提起来,但他们当时就造了。那个金字塔,那个立在那里的大金字塔,从地理上看,完全位于地球的中心,不管太阳在哪里,在它周围都不会有影子。从工程上说,我们还差了一大截,无法与之媲美。想一想,他们拥有那个,已经超过五千年了。
9

所以,他们在那里发现了圣经,跟这里的这本圣经一样,它写在那里,就用测算的方法等测出了福音和经文,像我们现在有的这本圣经一样。以诺在大洪水之前的许多年前就把它放在里面了。

所以,神写了三本圣经。神行一切事都在三里;他写了三本圣经;有基督的三次到来;有恩典的三个时期;在神性里有三位,哦不,是一位在神性里的三种彰显,所有这些都是这样,瞧?
呐,就像耶稣第一次到来,他曾来过地上,不是吗?他是来救赎他的新妇;他第二次来是为了接走他的新妇,把她提走,在空中相遇;第三次他是带着他的新妇而来,犹如王和王后,瞧?
所以,这也是三个,神的三个彰显。当神带领以色列民时,他彰显自己在父职里;第二次,神彰显自己在子职里,即主耶稣基督;第三次,神彰显自己在圣灵里,他此时与我们同在。瞧,三个彰显,一切都在三里。
10

呐,让我们开始讲我们的课程。多少人喜欢读圣经呢?哦,我真是喜爱它。若神愿意,我回来后……我现在要出去休息一、两周,所以,我回来后,若神愿意,我想要在教会这里举办一次复兴会,只是一次教导方面的复兴会。我们会从圣经的某处拿出经文来讲,一直地讲下去。

还记得吗?这里多少老一辈的还记得,过去我们常常拿出像《出埃及记》这样一卷书来讲,连续讲它几个月,都不离开《出埃及记》。
有一次我在讲《约伯记》,好像总讲不完,你们还记得吗?有位女士给我写了信,说:“伯兰罕弟兄,你会把约伯从炉灰中带出来吗?”我一直在讲那个主题,可怜的老约伯坐在炉灰中,你知道。他的所有朋友都离弃了他,他身上长疮等等。我为那个老人感到难过、悲伤,以至我……
后来,主怎样转过来祝福了他,因为他尽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去生活,献了燔祭。那是他所知道的方法,他认了罪。他也去为他的孩子们献了祭,说:“恐怕他们暗暗地犯了罪,他们还不知道。”他是个真正的父亲,到了最后,神把他的所有孩子又都赐给了他,你们知道这点吗?
11

我说,我想要问你们一件有关的事。你还记得神是如何给回他的孩子的呢?呐,记住,神赐给他的是双倍,他先前有几千头牛,后来都被抢去了,神就给回他双倍的牛;羊群,也是给回他双倍。但记住,约伯有七个或十二个儿女,我相信是的,我现在忘了有多少个。但他得到了同样数量的儿女,神把他们都给回了他,对不对?瞧,神给了约伯地上双倍的财物。呐,但他的儿女,他们都被杀了,但神给回了他同样数量的儿女。你留意过这点吗?你想过这点吗?你还记得我们教导过这点吗?瞧?

他的那些儿女在哪里呢?在荣耀里等着他。瞧,神把他的每个孩子都给回了约伯。瞧,他们没有一个失丧的,看到吗?神起初定好了多少个儿女,他最后也定好了同样的数量。但神给了他双倍的牛、羊等动物。但他的儿女都得救了,在荣耀里等着约伯去见他们。哦,那太值得了,不是吗?好的。
12

《希伯来书》,保罗,我认为,保罗是在对希伯来人说话,把恩典与律法分开来。我们已经……也许我们要来读几节经文,或第10章的第1节。然后我们要从19节开始,我想,让我们看。

律法既是将来美事的影子,不是本物的真像,总不能借着每年常献一样的祭物叫那近前来的人得以完全。
13

呐,我想直接来讲这第一部分,保罗竭力要告诉他们,旧的律法只是将来新事的影子。呐,影子是一种……

如果你朝着墙这方向,背着光走去,你会发现你的影子走在你前面。如果你对着落日走去,你的影子就会在你后面。
呐,注意,“整个律法既是将来之事的影子,”瞧,只是一个影子。呐,保罗竭力要阐述,在旧约时期,男丁是如何在肉体上行割礼的,它是心受割礼的一个预表,即今天圣灵的预表。他们过去是如何守这些诫命的,这些诫命曾写在石版上。但神说,在末后的日子,他要将律法写在我们的心版上。
14

呐,过去他们知道是罪的唯一方法是……“不可偷盗;”他们必须看到这点写在诫命上。律法本是外添的,要引入与神的和好。因为若没有律法,瞧,若没有律法,就没有定罪;因为如果不是罪……

如果本城的法律没有说你不可闯红灯,你不可那样做,那么,你闯了红灯,也不算犯法,因为法律并没有这样说。
所以,律法是惹动忿怒的,或将罪显明出来。瞧,他们没有……他们过去在律法以前做的那些事,那些不是罪,因为还没有律法说它们是罪。但律法来到了,律法是外添的,只等那完全的来到。
呐,人总是想找某个可以依靠的东西来救自己,今天人还在做同样的事,他就是不甘失败。
15

上个星期我在印度,有些上来的人是全瞎的,他们观看日头,想要找到灵魂的平安。有些人让他们的指甲像那样长到了手背上,想要找到灵魂的平安。听说他们的手举了四十年,从来没有放下过,想要找到平安。又有人在红炭上走路,脚几乎都被烧掉了,他们想要找到平安,要平息他们神的怒气。还有人躺在破玻璃瓶等碎玻璃上;躺在带尖刺的木板等上面,想要找到平安。他们不会有平安,因为那都是拜偶像的。但在美国这里,我们却不愿走到街对面去找到灵魂的平安,找到这位真实、永生的神,没错。但那些事,人的那些异教的想法……

16

回到神赐下律法的那个时代,律法是外添的,要给我们显明这些事是罪。但是,律法无法除去罪,它只放大了罪,瞧?

因为如果没有律法说你不能做那事,瞧,它就不是……如果你犯了,违背了律法……但你不可能犯法,因为没有律法可犯。
但当律法生效时,罪就显出来了。然后,律法会说:“不可偷盗;不可奸淫;不可作假见证,”等所有这些事。人先前做过这些事,但还不能算为罪,因为没有律法定他的罪。但律法来了以后,就使人意识到他不可偷盗、不可撒谎、不可犯奸淫。所有这些诫命只是放大了,然而律法不能除去罪,只是让人晓得那是罪。后来基督来了,基督来是为了除去罪,明白吗?
呐,律法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使人知道有一个无罪的替代者要来替有罪的人死。那个律法早就从伊甸园开始了。后来,人就献了绵羊或公牛或其它动物,把它杀了,将血洒在祭坛上等等,因为那血只是遮盖或是一个替代性的献祭。但它永远不能除去罪,因为动物生命里的能力不够为人类的生命赎罪,因为人类的生命比动物的生命更大。
17

呐,今晚我们坐在这里的人,可能是德国人、爱尔兰人等等,还有一些黑人。不管他们是黑人、白人、黄种人或不管什么肤色,我们每个人都是从一人出来的,瞧?这点可以用科学来证明。你可以去到非洲最黑的黑人那里,找一个最黑的人来,如果你病了,他能给你输血。你的血与他的血是完全一样的。或者你到中国去,在中国找一个肤色最黄的人来,他也能给你输血,看到吗?或者在印度的一个最深褐色皮肤的人也能给你输血。“神从一个血脉造出万族和万民来。”但地上没有一种动物的血能与人类的血相配,瞧?动物的血各不相同,但人类的血都是一样的。

18

呐,这点与那些人所谈的看法不同,他们在学校里教导说,我们人是从动物生命进化而来的;如果是这样,那动物的血就能给人类输血。但这血,人类生命,是一样的;而动物的生命,有些是,像蛇,是冷血动物;鱼,是冷血动物。但熊、美洲赤鹿、狗或马,它们是不同种的动物。它们之间不能互相输血,因为它们都是不同的。但人类都是一样的。

所以,借着所献的动物之血,那只是律法所定的一个替代品,直到耶稣来到,他不是由任何男人生的,地上没有一个男人是他的父。他有一个母亲,那母亲是个童女,童女马利亚,一个大约十八岁的女孩。圣灵,就是父神自己,荫蔽了她,并且创造了。是一说话就使世界存在的那位,只是说话。
19

你知道,星期天我们讲了这点。神一说话,就必定是那样的;根本不可能不那样成就。神说:“要有,”就一定会有。这话语本身,话语是个思想。神,在以前……话语是思想的一个表达。神在他的思想里这样想,说出来,就存在了。

20

我们心里有信心,在我们心里有神的信心,能清晰地看见那事。它先成了一个信心,然后我们把它说出来,就存在了,这是一样的,因为基督的思想在人的里面,就是这个成就了医治等事。当你得到那完美的启示,知道你正在做什么事,那你就知道如何去行了。就是这样,因为那就是基督徒的行事为人。呐,但动物的血不能除罪。

后来耶稣来了,他是神自己彰显在肉身中。他的血不是从其他男人来的。我们每个人、每个先知、每个伟人的血,都是人类的血,但这人拥有神的血,是神自己造了那个血细胞。
人,你,都来自一个血细胞。如果你曾在显微镜下看过它,就知道了。几个星期前我看过了,要繁殖那些动物或牛,你得有几十万个细胞在那里。那些细胞,那些血细胞,要争战,在普通人的血细胞里……
在这个地方,神自己造了那个血细胞,完全没有男人的参与。从那里就诞生了他自己的儿子——耶稣基督,神住在他里面,使他成为地上的以马内利,整幅画就是这样。这就是你为了得救必须相信的事。然后,耶稣白白地(他并不需要那样做)……但他内心带着对他同伴的爱,白白地死在各各他,流出那宝血,身上背负着世人的罪,他把我们的罪担在身上,带到各各他去。
21

呐,这不是我能做什么,这不是我是不是好人,而是他是不是良善的。我不可能好到可以那样做,你也不可能好到可以那样做。如果你能那样做,是因为你依靠耶稣基督的功劳。我现在要告诉你这点,因为没有别的是你能做的。

但神把我们所有的罪都归到耶稣身上,他就死了。由于他作为一个罪人而死,圣经说:“他的魂去到了阴间,”没错。他在阴间时,向那些在监狱中的魂传道,就是那些在挪亚的日子里、神容忍等待的时候不悔改的人。
“但神必不叫他的身体见朽坏,也不将他的魂撇在阴间。”第三日,他为了使我们称义而复活了,向我们显明,因我们对他所承认的信心,就已经从圣灵重生了。就如他从坟墓里复活那样的确定,我们在他第二次到来时也必复活。哦,多么完美的指望啊!
22

哦,你看看这世界的各种宗教和迷信,然后再看看我们的救恩和坚固的指望在哪里,它是建在一个基本的原则上,地狱的所有鬼魔都不能摇动它。你能看到它们造出美丽来,佛教是个美丽的宗教,印度教是个美丽的宗教。但是弟兄,他们毫无生气。

生命在哪里呢?生命在血里,血就是生命。那是唯一的一个能流出那种正确的血的人,因为他是神自己的血。他流出那血来,救赎了你和我。所以,我们的救恩在基督耶稣里,就是他在各各他为我们所做的。不管我们多低级,多污秽、淫乱,被玷污多深,当我们真心地仰望各各他,承认我们的罪放在了各各他,那就都解决了,没错。你口里一承认,神就有责任回应你,没错。哦,当我想到这点时……
哦,难怪保罗说……那天,我站在那个内室里,他们在那里砍了保罗的头,把他的尸体扔进阴沟里。我想,就在这之前,他说:“死啊!你的毒刺在哪里?坟墓啊,你的得胜在哪里?……但感谢归给神,他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赐给我们得胜。”[林前15:55,57]瞧?那就安息了。哦,这就是我喜欢谈论的内容。
23

听着,你们一些年轻人,你可能还年轻,但那可能是脆弱的,以至你真的没去注意它。等不了多久,你就躺在了那边的医院里,医生对你说,你只有两天或两个小时可活了。等不了一会儿,心脏就开始蹦蹦乱跳,你感到死亡到了你的袖口了。哦,弟兄,那时你将会寻找各样的办法;那时整个生命的结局将是什么呢?结束了。等到你的头发花白了,你意识到你正面临着那边无尽的永恒,那个现在活在你里面的魂将要迸发出来,好像一颗牙齿脱落一样,它那样从你身上脱掉,去到了某个你不知道要去哪里的地方,所以,你最好现在就好好思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你可能像那样被甩出去[原注:伯兰罕弟兄打了一下响指。],甚至没有悔改的机会了,所以现在就要得到。

对美国人来说,没有借口了。南非的、印度的和远方的那些异教徒,将在审判之日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我们在这里拥有亮光、福音、教会、各种福分等所有的东西,而我们却拒绝接受它。瞧,麻烦就在这个地方,朋友。呐,我直白地说这点,因为这是为你们的益处,瞧?因为你必须那样做。
24

呐,“律法是一个影子,”哦,当我想到这点,“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子;”看看律法所提供的是什么。翻到下一章去,《希伯来书》11章,看看但以理在律法下所做的事;看看以诺在律法下所做的事;看看摩西在律法下所做的事。如果他只是活在那赎罪祭的影儿下做事,那么,今天的基督徒教会有了主耶稣基督复活的事实,又该做什么事呢?今晚我们站在哪里呢,朋友们?

我告诉你,这应该使每个基督徒都扣紧军装。圣经在那里说:“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要确实戴上护心镜、头盔、盾牌和所有那些东西。”保罗把这比喻成一个要上战场的战士。当仇敌设诡计来攻击的时候,要拿起你的盾牌抵挡它,出去迎战它。
呐,如果律法能产生那个,那么耶稣基督宝血的真实又该产生什么呢?如果叫人死的字句能那样做,那么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能力、大能和圣灵又该产生什么呢?
25

呐,我们来教会,应该带着最高的敬畏而来。我们走进教会,应该像真正的神的圣徒,走过去尽我们的本分,心思放在基督身上。我们应该像那样放弃世上的一切事,如果你真正重生了(这个可能会有点刺痛人,但你知道,这是纠正的教会),如果你真正从神的灵重生了,那就是这地方,你的心无论如何都会放在这里。那就是……你的思想会锚在那边,瞧?如果你曾经……

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是那听我话、又信的人。
26

呐,如果你信了;如果你只是口里承认,那不会有多少用处。但如果你从心里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你就不会还过着以前的那种生活。你不会的,如果你曾真正看到了各各他。呐,如果你只是碰碰运气,那么,你就只是在欺哄自己。

但你若真正看到了耶稣是什么!哦,太好了,我多么喜欢传讲神性,耶稣基督至高的神性。你若能认识到他是谁,他为你们男人、女人们所做的,你们的心就会在你们里面撕裂,你们就会乐意把世上的垃圾扔掉,为他而活。哦,多么奇妙!他是何等的一位啊!你若意识到是神自己降卑,展开他自己,降下来,以至他能进入你心里……
27

当父神以那巨大的云朵样式悬挂在以色列人的头上时,那天早晨他降在山上写下了律法,瞧,即使是一只动物摸那山,也必用枪刺死。神在圣洁中只带着摩西上山去,把亚伦放在山脚下看守和护卫,免得什么东西……当时火柱降在那座山上,闪电划过,雷声轰鸣,黑暗笼罩下来。当耶和华神——一切永恒的创造者降在他为自己而造的那座山顶时,从乌云中发出闪电,地都摇动,以至那些站在营外、周围有流血的祭物环绕着他们的以色列人都说:“让摩西说话,不要神说话,免得我们死。”想想这点。

那同一位全能的、伟大的神,谦卑自己、展开自己,进入到一个肉身中,使任何人都能用手摸到他。他在做什么?宣明他的道路,竭力要进到人里面。后来,他去献上了自己的血,因为其他人的血不能……难怪主是那天上的无价之宝,难怪他是万王之王。当他敞开了自己,降下来,将自己交在罪人的手中,被鞭打、被吐唾沫、受伤、被挂在十架上死了。耶稣站在那里时,有人说:“瞧,”他说:“我可以叫我的父,他就会差来十营的天使;但我的国不属这个世界。”
众人在那里说:“除掉他,除掉他。”
耶稣为什么不转过头来说“除掉你们”?他不会这样做,原因就在这儿,朋友们,看看这点。那些人是他自己的儿女,想一想,一个人的儿女喊着要流他们父亲的血。如果我的儿女聚集起来要流我的血,没有别的,我只能说:“取去我吧!”如果他拒绝那样做,他就失去了他的孩子、他的创造物、他的人。他们就是那些呼求要流他血的人。你能想象儿女呼求要流他们父亲的血吗?因这原因,他就不能说“不”。如果他说“不”,他们就都失丧了。我会白白地为我的儿女死,任何父亲也会的。看看他是什么,他自己的儿女喊着要流他的血。
28

律法中的公义要求流血。绵羊的血达不到要求;山羊的血达不到要求;牛的血达不到要求;但神自己的血必须来达到那要求。于是,神成了肉身,住在地上。然后,那位在西奈山发出雷声的伟大的神成了肉身,来到地上。

然后他洁净了那条路,使他可以来住在你的心里。现在,那同样的圣灵,从西奈山发雷声的神,就住在人的心里。多么奇妙啊!想到这点,应该使每一颗心跳跃起来。
29

呐,(我要快点往下讲),保罗继续写道,一直到这里的5、6节。我们尽量讲到第19节,所以我们得快点。第5、6节,一直下来,保罗讲到了律法是如何来预表的,旧约里是如何……那天我们讲过了这点,哦,是几个月前在主日学里讲过的。

一个人犯了罪,比如说,他犯了奸淫或偷盗或不守安息日或其它的诫命。然后他必须牵来一只羊羔,带着这只羊羔到长老那里,长老必须仔细检查这只羊羔。这羊羔必须没有瑕疵,身上也必须没有污点。看看这里的重要性!羊羔必须是无瑕疵的,以替代有瑕疵的人,阿们!我希望你们看到这点。
30

我记得有个小故事。我不知道有没有对你们讲过,那是个虚构的故事,说,照着律法,如果一只母马生了一只小骡子,它是一只骡子,你知道,它的耳朵破裂了,它的膝盖伤了,哦,那是一只斜眼、外貌多么恐怖的骡子啊!瞧,那只骡子,如果它能看看自己,它准会说:“哦,天哪!我的主人出来后,准会把我给杀了,因为我……他不会喂我食物的,我不配活着;看看我,我的外貌多恐怖,乱糟糟的。”

但如果那母马能给这小家伙回话的话,它会说:“等一等,亲爱的。你可以活着,因为你是我首生的,你有长子名分。呐,主人出来,看见你的这种状况,他就会回去,牵一只身上没有污点的羊羔来,宰了它,这样,那只残疾的骡子就可以活了。”你瞧,祭司从未看见那只骡子,他看见那只羊羔。问题不是那只骡子是否完美,所需要的是一只完美的羊羔。
31

哦,我希望你们看见这点。问题不是你能不能好到成为一个基督徒,问题是主够不够好。如果神接受了他和他的宝血作为赎罪祭,神就没有看见你了,他看见那羔羊,哦!

那么,那只小骡子就能把尾巴伸向空中,嘶叫、跳跃、在田里奔跑、过得很开心。他将要活着!但一位完全的必须为那不完全的受死。
那就是我,威廉·伯兰罕:没有良善、不配活着、该下地狱;生在罪恶的家庭里,如罪人一样长大,毫无良善,我身上没有一点好的东西,没错。但有一天,我接受了,哈利路亚!神向下看到基督身上,而基督取代了我的位置,然后神就看不见我了,他看见了那位完全者。只要我还在这里,在他里面,那么我就被完全了;不是我自己,而是在他里面;不是我的完全,我没有任何完全,你也没有任何完全,但那是主的完全。
32

因此,耶稣没有犯过一个错误,因为他说:“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一个人如何能完全呢?他能借着安息在神里面的完全的信心而变得完全,说:“他为我付出了代价。”

我欠千万金,主替我还清;
一生犯罪真苦辛,主洗我白如雪。
哦,当你想到这点,就使我们大家都成了喊叫的卫理公会信徒了,不是吗?我相信这点。我相信旧式的喊叫的经历。是的,先生。如果孩子吃了正确的维他命,他们的感觉就一直很好,你知道。你知道我是指什么,我们今天的众教会需要一些属灵的维他命,你也这样想吗?
33

这使我想起曾经有个农夫,他有一个旧的……一个农夫,他有个谷仓,他有各种好用的农场器械,他用这些干农场的活,有拖拉机等等。但他太懒惰,不干活,于是他就让地荒着,长杂草。秋天来的时候,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割杂草,把草存放在谷仓里。

又有一位农夫,他没有太好看的谷仓,但他是个聪明人;他出去,勤劳地干活。他要做工,因为他要给牲畜喂草。他收成了一些质量好的红花草和苜蓿草,然后存放在谷仓里。
在这两个农场,每年或今年有一只小牛犊出生。在那个谷仓里的牛犊,那农夫不得不用杂草来喂它,但他有一个很漂亮的谷仓。而另一只小牛犊虽然没有住在一个太好看的谷仓里,但它有好草吃。
34

这使我想到一些这样的老教会,看看他那巨大、高耸入云的教堂,你知道,有几台上千美元的管风琴(我是说几千美元),法兰绒的座位等等,但那里有东西吃吗?这又是另一件事。

你进入某处的小布道团里,你知道,在那里可能会找到整个东西,你知道,找到一些属灵的维他命。那些是神为你准备的,要帮助你灵性提高,给你增强一点活力。那就是这福音的传讲,哈利路亚!如果那不会给教会增强活力,那就没有什么东西会的了。“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神的话来的。”
当我听说耶稣为我而死,我说:“那就解决了,荣耀归于神!我现在安全了,因我在他里面。”他接纳了我,没错。他拣选了我,他拣选了你。你们每个在这里的基督徒,是耶稣拣选了你们,那是你的,是的,他拣选了你。
35

这只小牛犊,其中一只翻过身来,它住在这个又大又美的谷仓里,十四克拉的栏木,你知道,那些马棚等等。它出来时,这个可怜的家伙几乎走不动路,你知道。它如此瘦弱,整个冬天在吃那些杂草。所以另一个……它走到谷仓的空地,你知道,暖风正吹过来,有点……风几乎要把它给吹倒了,它如此瘦弱。

在另一头,这个农夫把他的小牛犊放出去,哦,它很肥壮、圆润,你知道。它长得很好,当它出来时,它就开始跳上跳下,昂首阔步地四处走,你知道,正在给它举办美好的五旬节大聚会,就在那里跳跃着。
你知道那只小牛犊在做什么?那一只在大谷仓里,有各种了不起的东西,你知道。他往下看,眯着眼,透过那个缝看过去,说:“啧啧啧,这种狂热的东西,这种狂热的东西!”
那个小家伙感觉很好,难怪它会跳起来。它被养得很肥壮,感觉很好。
一个真正得到他的属灵维他命的人也是这样。神的家,他来到那里,他的魂用神的道来喂养,他知道自己站在哪里。他的所有迷信都飞走了,还有拜魔鬼等东西,全都烟消云散了。这时你看到耶稣基督为我而死了,在各各他那里代替了我的位置。纯洁的神的爱到来了,对世人来说,它使我偶尔行为怪异,我只是感到它太好了,因为我吃了很多维他命,那就是这里的这些美好、老式的维他命。
36

呐,保罗说,敬拜的人过来,带着一点小小的……如果他犯了罪,他就带着这只小羊羔来。呐,大祭司要查看它,祭司所做的,就是查看那只羊羔有没有毛病,检查它,看看有没有问题。如果没有,就把那只小羊羔放在祭坛上。

那个犯了罪的人上来,他说:“呐,我偷了东西。现在我知道我是该死的,因为我犯了罪。神不要我偷盗,他的诫命说:’不可偷盗’。呐,我要把手按在这只小羊羔身上。神的诫命在这里说:’不可偷盗’,而我偷了。所以,我知道我是该死的。必须要有什么为我的罪付代价,因为我偷了。神说我吃的那日必定死,那日我死了,我偷了。而神说:’你偷盗,你就得为此而死。’所以他要求说,我若不想死,就得牵一只羊羔来。于是我按手在这里的这只羊羔身上,我按手在这只小羊羔的头上,它就咩咩叫,叫个不停。我说:’主神啊,我很抱歉我偷窃了,我认了罪,答应你,我不再偷窃了,求你现在接受我。这只小羊羔是我献的祭,替我死,它要代替我而死。’”
然后他们拿来一个大钩子,把它插入羊羔的喉咙里,像那样割开它,然后像这样把它吊起来,这小羊羔就咩咩叫,一直叫,羊毛满天飞,像这样全身是血,它那可怜的小嘴巴,一直咩咩叫,叫个不停。接着你知道,它的血都流尽了,就垂下了头,一切就结束了。
然后,那人的事就记录在这里,像这样把记录放在约柜的旁边,说明那人承认了。如果他在一年内犯了第二次,他无论如何都要死,他必须与那羊羔同死。
37

呐,那是旧约。那人从那里回去了,他认罪完后,就回去了。他可能犯了淫乱,可能犯了某件罪,长期在那罪中。当他从那里回去后,可能他杀了人,可能……当他从那里回去后,不管怎样,他进来前做过了什么,他心里会带着同样的事回去。他里面不会有改变。他只是依着律法,依着律法的字句,照着那个要求做。呐,那不能改变他的心,只是使他知道他犯了罪,因为他在律法上读到了这点,那羊羔要替他而死。呐,当耶稣基督(瞧?),基督的宝血……看,过去那所流的是一种什么血呢?是动物的血。动物的生命为了人类的生命而献,它根本无法除去罪,不可能。

现在,耶稣来了,他不仅是人类的生命,而且也是神自己的生命,是他自己。就是这生命在他的宝血里。
38

现在,我们看见我们做了错事,“哦,我做了错事,我犯罪了;我过着错误的生活,我做了错事。”呐,我来到祭坛边,我凭信心看见那祭物,把手按在耶稣的头上,说:“亲爱的神,我知道我是个罪人,罪的工价乃是死。如果我犯了罪,我就得死。如果我死了,就无法来到你的面前,我就要受刑罚,受痛苦,直到永永远远。所以父啊,我错了,但我要做得对,我不要像那样死去。”于是,我按手在他的头上,他的生命为了我的生命而被夺去了。但问题的关键是,我一离开那祭坛,便带着一颗改变过的心离开了,看到吗?

39

第一个人离开了,他是在律法下,在动物的血底下。那不能改变他的心,因为动物的生命无法与人的生命匹配。动物不能输血给人,瞧?动物做不到这点,因为它的生命是不同的生命。动物有一个生命,但没有魂。动物是一种活物,但没有魂;但神把魂放在人身上,所以,我的魂……什么是魂?是灵的本质。

因为基督的魂不撇在阴间,而是被提上去了,是借着宝血、基督所流的宝血,因为神把他带到各各他,在十字架上搀和着他的血。当时他立在那里来回移动着头颅,荆棘冠冕像那样戴在头上,血从脸上流下来,从头发里滴到肩膀上,用一种未知的方言大声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那是这羔羊,那是这一位;那是无罪的这一位受了死,使我这个不配的人可以得到纠正,使我可以有权利得到永生。那是……
40

你也是羔羊为之受死的那个不配的人。现在,你上来这里,按手在他身上,瞧?承认你的罪,神就用圣灵来回应你,作为他已经接纳你的一个确认。

……他一次献祭(就在这里)……他一次献祭,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
就是这样,因为敬拜的人每年都会来,大约是每年,然后回去,明年还得再来,他心里还存着同样的欲望。但当耶稣做了一次的献祭,献上自己,人的各种罪、各种罪的欲望等等就都从人心里除去了。他现在站在神面前是完全的了,不是靠着他所做的事,而是靠着耶稣为他所做的事;因他接受了主耶稣基督这祭物。哦,多么奇妙的事,朋友。
41

呐,“我们既因……”看第19节;我们还有二十分钟左右,现在让我们把这些都放到圣经里来讲。呐,第19节:

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放胆进入至圣所。
听着,这就是了。呐,要进入至圣所。有一个圣所,也有一个至圣所,它被称为至圣所。大祭司每年进去一次。他进去前,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他自身要洒上血。那约柜就在幔子的后面。
大祭司必须用取自沙仑玫瑰的香膏来膏抹,不能用别的香膏抹。你知道耶稣被称为沙仑的玫瑰吗?什么是玫瑰?香膏是从哪里来的?从玫瑰来的,哪里……
耶稣被称为谷中的百合花,对不对?有谁知道鸦片是从哪里来的?从百合花来的,鸦片是从百合花来的。鸦片是做什么用的?鸦片能解除痛苦。人若生病、痛苦难忍,就会精神失常、发疯,人们就给他们打一针鸦片,那就没事了,他们就安静了。这是自然方面的。
42

从属灵上说,耶稣是谷中的百合花。当你走到这么一个地步,你再也撑不下去了,生命对你毫无意义了,神就给你打一针取自谷中百合花的鸦片,解除你所有的痛苦,一切痛苦就都过去了。你不需要用威士忌灌醉自己来解除痛苦,它们还会再来的。而要来从谷中的百合花中吸这鸦片,痛苦就会永远消失。

无论什么,或来或去,或生或死,或这个或那个或别的,没有一样能使你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基督耶稣里的。神没有应许基督徒一个舒适的花坛,但神应许赐下足够的恩典,满足他们的每个需要,阿们!
哦,我相信此时我灵里感到兴奋,想想这点,是的,先生。因为当我疲乏、诧异时,我观看这里,看到发生这件事,发生那件事,我就想:“等一等,哦,”瞧?这里有谷中的百合花。
43

呐,那香味是做什么用的?一种香味,妇女为了悦人而把香水擦在身上。男人刮完胡子,有时会像那样擦点东西,那气味,恶臭的气味就从身上除去了。你走到某个有体味或有其它臭味的人跟前,香水是为了除去那臭味。所以,在那人跟前,你就不会闻到臭味,臭味是很难忍受的;那就是香水的作用。肥皂里也有气味,你用肥皂或爽身粉或无论什么洗去气味,它们的用途就是这个。

呐,注意,阿们!我感觉太好了,看!耶稣说,瞧,他是沙仑的玫瑰,他作为馨香的救主献给神,这个……当我们变得很臭时(请原谅我这样说),瞧,臭得让神难以忍受,我们的罪是如此肮脏、恶臭,那么,我们就来到各各他,在那里……
44

一朵百合花或其它花,在做成香膏之前……你拿一朵花来,它很美。一朵复活节百合花或玫瑰,沙仑玫瑰是一种很美的花,它还活的时候,是很美的。但是你要从中得到香味,要得到香膏,就必须把它碾碎。人们把那花碾碎、挤压,从中制作香膏。

你瞧,基督,当他在地上时,他是美丽的。他医治病人,使死人复活,他的生命无以伦比,他是美丽的。但为了能使你像他那样……当神往下看时,他说:“这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住在他里面;”又说:“你们的祭物在我鼻中成了恶臭的,但这是我所喜悦的那位。”呐,耶稣大蒙神的喜悦。
为了使我们大蒙神的喜悦,耶稣必须在各各他被碾碎,这世界的罪必须从他身上挤压出那生命来。他背负着世人的罪,死了,叫我们可以被沙仑玫瑰膏抹。他是谷中的百合花,“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一位馨香的救主,“因他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这谷中的百合花给了我们鸦片来解除我们的疾病和疼痛。多么奇妙的一幅画啊!
45

呐,大祭司,他能进入至圣所之前,首先,他必须穿上一件特制的衣服。这衣服不能是随便什么人做的,必须是由圣洁的手做的。这表明了我们的衣服……

这就是了,这点刚刚才临到我。弟兄,如果你只是穿着教会的衣服,你最好把那东西脱掉。不然,你无法进到至圣所里面。大祭司在那里所穿的衣服必须是由圣洁的手、特选的布料(阿们!)、神所派定的人制作的,就是这样。所以,如果你加入教会并认为你是对的,那你就错了,明白吗?那必须是一件神所特选的袍子。我们自义的破衣服在神面前站立不住,必须是圣灵,他是神的袍子,给信徒穿上,才能进到至圣所里。哦,太好了,我喜欢这点。那是一件新的袍子,以前从未像这样吞过一粒,但这就是了,就是这种,这就是真正的维他命,瞧?它必须是圣灵。
46

看一下那个比喻,去参加婚筵时,每个参加婚筵的人都必须穿一件特定的衣服。主人遇到了一个没有穿那种衣服的人,就说:“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你是怎么进来的?”瞧,如果你们知道这比喻,在东方的国家那里,他们举办婚筵的时候(今天还是这样),新郎必须邀请他愿意邀请的人来。

神能够……“若不是神先呼召人,就没有能到神或到基督那里来的。”瞧,这是神的拣选,现在,注意看!
47

然后,那新郎,如果他发了请帖,他就得预备袍子,无人……因为他邀请穷人,也邀请富人,但为了使每个人看上去都一样,穷人必须穿与富人所穿的同样的袍子,你明白了吗?

呐,当神赐给穷人圣灵时,他也赐给富人同样的圣灵。瞧,他们都必须是一样的,当他们来到神面前时,没有一个人能说:“我穿得更好,”因为那是同样的宝血、同样的恩典、同样的圣灵,使你同样地去行事。富人和穷人来,都必须是一样的,这的确是这个比喻的意思,注意!
然后他们就带着请帖来,他们在门口发袍子。有人站在那里,他就给那人看他的请帖,他过来把请帖呈上。今天在印度还这样做。于是,他们就进入了婚筵中。看门的人(管家)站在门口,然后你给他看你的请帖,“好的,先生,”他们就伸手到后头去,抓起一件袍子,只是一件袍子,然后披在客人身上,他就走进去了。这样就表明他受到了正式的邀请;他受到了正式的接待,现在他是一个成员了,阿们!就是这样。
48

呐,父神,圣灵,他出去,发给你参加婚筵的请帖,瞧?呐,这取决于新郎,他就准备好袍子。他借着自己的生命准备了袍子,分赐了圣灵。然后你带着请帖走到门口,阿们!耶稣说:“我就是羊圈的门。”你借着耶稣的名过来时,你领受了圣灵的洗,对不对?领受了圣灵,然后你就进去,成了一员,成了神家中的一员一个成员。

你说:“一个成员?”肯定的。“我会变成一个仆人吗?”不,你不会,你变成一个成员。你不是仆人,你是儿女。我们是神的儿女,是神家中的一员,哦!我可能住在破房子里,但我有王室的血统;就是这样,成了神家中的一员,这是经文,这是圣经说的。“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瞧?),使我们得称为神的儿女。[约一3:1]”哦!就是这样,有成员资格。
49

呐,大祭司受了膏抹,就走进去,他必须随身带着动物的血进去,不然他会死。

另一件事是关于他衣服的。你知道吗?在那件衣服周围的底边上,你知道在那件衣服周围的底边上是什么呢?他衣服周围的底边上有样东西,每个……有个小东西挂在他衣服周围的底边上,那是一个石榴一个铃铛,一个石榴一个铃铛。
他要以特别的方式走进去。他不能随便走进去,必须以特别的方式走进去。他每跨出一步,铃铛撞到石榴,就会有响声:“圣哉!圣哉!圣哉!归于主!”然后,主听见他靠近了,阿们!哈利路亚!
这就是了,如果你照着神所预备的方式靠近他,他就会听到你,因为你来,从内心喊道:“圣哉!圣哉!圣哉!归于全能的主神!”当你来寻求圣灵的时候,你就开始走了进去,瞧?“圣哉!圣哉!圣哉!归于全能的主神!”
50

然后,会众能知道,唯一的方式是……如果他进去那里,没有完全照着那样穿戴,他就会死在门边,永远也出不来。如果他没有穿好就进去,没有受膏抹就进去,他就会死在那里。呐,会众知道他有没有出事的唯一方式是……哦,在外面等待的会众知道那大祭司有没有出事的唯一方式就是,他们有没有听见那些铃铛的声音。那里要有声音,这就是他们能知道大祭司有没有出事的方式。

我想知道今天这个还有没有效。如果你经过一个教会,每样东西死气沉沉、静悄悄的,我真不知道。但他发出了响声,你知道,他让人知道神仍然坐在宝座上,神垂听祷告,人们仍然得到圣灵,欢呼赞美神,归荣耀与神;发出许多响声。会众说:“哦,他肯定就在附近,这是个活的地方。”我们走进至圣所,宣告自己是基督徒,那里就必定发出响声。我不是指一些胡闹的事,我是指某种真实无伪的响声,没错。呐,注意看这里。
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放胆进入至圣所,20 是借着他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不是旧的律法),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他的肉体,21 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22 我们心中罪恶的意识已经被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带着真实的心,以充足确定的信心来到神面前。23 也要坚守我们信心的承认,毫不摇动,因为那应许我们的是信实的。
51

这就把那一切都洗净了。哦,我喜欢这点,但我猜想我们得结束了。当我们行在神面前时,不要让我们边走边说:“呐,我真不知道一切会不会顺利,我……”你是基督徒吗?“哦,我希望是,”绝不是那样来的。

弟兄,要相信这事,要接受它并重生,然后带着纯粹的信心行事为人,因为知道神已经应许了,神必不会撒谎。“神应许了我,我若信他的儿子耶稣基督,就必得永生。我信了,他就必赐给我永生。”
52

我犯过很多错误,也还在犯,会一直地犯。但我一犯错误,圣灵就告诉我那是错误的,我就马上悔改,说:“主啊,赦免我。我不是有意那样做,求你现在帮助我。”我就照样往前走,因为我的话一说出口就是了,“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他就必赦免我们,”对不对?哈利路亚!

魔鬼说:“你知道吗?我告诉你,你本该去做某事,但你没有去做,嗯嗯,你犯了罪,不是吗?”
我说:“我认了罪。”
“哦,我告诉你……”
“不,不要跟我说,不,先生。我对那位告诉我的有完全的信心;我若认了罪,他必赦免。所以我认了罪,你就给我滚开吧!无论如何我不会在乎你说的事,只要继续往前。”
要放胆地走进至圣所里。如果那里有死亡,那没问题,继续带着完全的信心走进去,因为神应许过了,在末日他要叫你复活。是的,先生。
53

我告诉过你们,不知道有没有对你们讲过。不久前,在我去海外之前,我站在那里,吉恩,我几乎是照着你说的去做。我尽力去梳我那剩下的一点头发。妻子看着我,她说:“亲爱的,嗯。”她说:“在加利福尼亚他们给了你一些假发,你最好戴一顶。”

我说:“亲爱的,我很喜欢那些,但我真不好意思戴。”
她说:“哦,比尔,你肯定是要……你的头发都掉光了,不是吗?”
我说:“是的,没错。”但我说:“哦,哈利路亚!”
她说:“你干吗说’哈利路亚’呢?”
我说:“我一根头发也没有丢失。”
她说:“你一根也没有丢失?”
我说:“是的,”我说:“亲爱的,我老了。”我说:“我已经四十五岁了,”我说:“我是个老人了,我不是……”我说:“我老了,我有没有秃头都没有关系了,对我来说都不要紧了,只要我不那么容易感冒就行了。”
她说:“那么,”我说……但她说:“那么,你在哪里……但你说你的头发没有丢失。”
我说:“没有。为什么?”我说:“耶稣说:’你们连一根头发也必不丢失。’”
她说:“你的意思是……”
我说:“亲爱的,在复活时,我回到了年轻人,像我们结婚的时候一样,笔直的肩膀,没有一点皱纹,黑色的卷发,”我说:“我的样子又要成为那样的;”是的,先生。我说:“那时我决不会丢失一根卷发。”
她说:“那么,它们在哪里?”
我说:“我问你一件事,如果你回答我,我就回答你。”
她说:“什么事?”
我说:“我有头发之前,头发在哪里?”
她说:“哦,我猜想神已经……”
我说:“那也是神拥有那些头发的地方。”我说:“它们仍然在那里。它们里面的各种维他命,它们里面的每个生命细胞,它们里面的每个原子,它们里面的每一滴石油、每一道光,用这些组成了头发,神的手中拿着它们。它们连一根也必不毁坏,每一根都在神的手中。”
54

我看东西,眼睛要朝下看,要垂下来看,额头上有几道明显的皱纹。有时候我不得不要眯着眼睛看圣经;医生告诉我说我的视力完好,20/20,但又说:“你过了四十岁后,眼球开始变平,书就无法拿近看。”

我说:“是的,先生,我知道这点。”
他说:“你看圣经时会渐渐拿得越来越远。”又说:“过不久,你就得拿这么远看了。”
我说:“我会拿大字的圣经或类似那样的书看。”
他说:“哦,那只是一种自然现象。”
“我朝那里看去,能看见盘子边上有一根头发。”
他说:“哦,你已经四十岁了,先生。”他说:“你的眼球实际上……就像你的头发变灰白一样,等等;你肯定会有这些事的。”
我说:“嗯嗯。”
55

我看着这一切,注意到我的肩膀,我站着的时候肩膀垂下来了。过去我是那种年轻运动员型的,现在变胖了,多了四十磅。我一开始就是平足的,现在很难四处走动了。疼痛、酸痛来了,瞧,我老了,就是这样。

我不需要过去所拥有的这些地上的魅力了,但我一点也没有丢失。那在我皮肤里使我保持年轻的每一个仪表,神都还拥有它们,没错。
这个老躯壳就一直往前拉,就是这样。过不久,它就变老了,皱纹爬上来了,也许像哈维家的其他人那样,我母亲这边的人。他们说我看起来像哈维家的人,他们都会得瘫痪的毛病。你们都还记得外公,他曾建过这个教堂,你知道。他一直像这样在颤抖,瞧?得了瘫痪。
那天我也注意到可怜的老妈妈这样,希望她没在这里,哦,我不知道她在不在。不管怎样,她拿起一杯咖啡,可怜的老妇人,就开始像那样,她的手像那样颤抖。我看到她突出来的皱纹,我就想:“哦,求神怜悯。”我最好说说这点。她正坐在那里,瞧?所以,我不是……她能受得了。但你看,我的心几乎要从嘴里跳出来,我就转过头去,心想:“神啊,那只手多少次抹去我的眼泪,现在她的手瘫痪了,颤抖了。”我想:“是的,如果我活着,某一天我也会那样的。”
56

但是弟兄,将来有一天,我只是……必死的生命之轮终要止住,它一止住,我就要到锡安山,在那里暂住片时。是的,先生。所有这些破旧、必死的东西。哦,记住,他说:

有一喜乐明天在等我,那珍珠大门大大敞开,
当我越过苦难的帷幕,我要安息于彼岸。
那日要越过必死的界限,唯有神知道何时或何地。
必死生命之轮终要止住,那时我必到锡安山永住。
可爱的马车,转下来接我回天家;
可爱的马车,转下来接我回天家。
57

没错,那云雾会开始在我面前吹拂,也许医生跑进来,说:“哦,比利,她去世了。”哦,我知道那个暗室就摆在那里,一颗心脏在跳动,朝里面走去,我不要像个胆小鬼那样走去,我要把自己裹在基督公义的袍子里,因为知道这点,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将来某一天他呼唤,我就从死人中出来,直活到永远。

认识基督就是认识生命,没错。我可能不懂得我的ABC,我不在乎,但我要认识基督,没错;我可能不懂得各种神学,但我要认识基督;我可能不知道总统的事,不知道他是个好人或坏人,但我要认识基督,没错。认识基督就是生命,没错。认识总统,认识其他人,认识名人等,那是声望。但我不在乎这些。我要认识基督并他复活的大能,因为知道今晚我们有一位大祭司坐在至大神的右边,在那里为我们代求。那么,我要坚固地持守我所承认的。
58

[原注:磁带空白。]在那十四种不同的宗教面前,拜蛇教和拜牛教等等。我说:“这世界各个宗教的先生们,你们的宗教对站在这里这个可怜的瞎子能带来什么结果呢?”他在那里,他一直看太阳有二十年了,完全瞎了。我说:“你们的宗教能为这人行什么事呢?”什么也提供不了,不过是一些神话般的、遥远的东西,他们说:“也许某一天穆罕默德怜悯他,也许会拯救他的灵魂。”你们想:“要是他仍然看太阳,一直看下去,一直这样低着头看,他死的时候将会得救。”

我说:“他不可能给什么,但耶稣基督的宝血(哈利路亚!)不仅能给他永生,而且现在也能在你们面前证明,他可以恢复这个人过去曾拥有的视力。”我说:“如果他会那样做,你们这世界各种宗教的先生们愿不愿意……”当时,将近有十几万人聚集在那里,听到了那点。当然,我不可能使那么多人都听到,因为你看不见那么多人。但我说:“如果主行了这事,你们愿意接受耶稣基督吗?”他们都举起了手,那些乌黑的手举到空中,他们愿意接受基督。我说:“带那位先生来这里。”
他就走到那里,我说:“先生,你是瞎子。如果耶稣基督恢复你的视力,你会答应他你要服侍他吗?”
他说:“我会爱耶稣基督,会敬拜他,不会敬拜别神。如果他恢复了我的视力,我就知道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我把手按在他身上,我说:“亲爱的神,这是必死之人的手,一个做工的人,一个有罪的人,但如果你寻找圣洁的手,谁又有圣洁的手呢?但我来,是带着信心的行动来,是你告诉我做这事的。我来,不是要显得精明或说大话,但我来,是因为你说他们必做这事。我相信你的道,现在,几千人在这里,正站在边缘上,他们是拜偶像的等等。愿你借着赐给这人视力,今晚使人知道你是又真又活的神,已经叫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
接着,那人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他说:“我看见了!”于是,就穿过会堂走下去,用他那医好的眼睛吃力地走下去。哦!
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前我失丧(在那边,星期天参加赛马等等),
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59

瞧,弟兄,这就是那美好、老式的圣灵的信仰。

如此恩典,使我敬畏,使我心得安慰,
初信之时,即蒙恩惠,真是何等宝贵(是的,先生,哦。)!
将来在天安居万年,恩光如日普照,
好像最初蒙恩景况,赞美永不减少(哦!)。
经过许多危险网罗,饱受人间苦楚;
此恩领我平安度过,他日归回天府。
60

哦,我多么爱他!这是他的恩典,我什么也做不了。我什么也做不了,你什么也做不了,但今晚我们作为基督徒男女而来,承认我们是不配的,并接受他来替代我们。接受那一位,正如神已经接纳他、叫他复活那样确定,我也一样知道,从象征来说,神叫基督复活的同时,也叫我复活了,阿们!哦,我得停住了。但你看,从象征来说,他叫基督复活的同时,也叫我复活了。他叫基督复活的同时,也叫你复活了,因为那是为了我们的称义。

看,如果你得救了,你就已经得到了。“预先所定下的或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在基督耶稣里得荣耀,”对不对?从神的眼光来看,他已经在基督里得了荣耀;早在创世之前的一百万年前,神就在那里了,因为道与神同在。先是神的思想,然后是他的道,再是道在那里成了实体。所以,就在神接纳基督的同时,他也在基督里接纳了我。在将来的世界那边,有你和我和历代的所有基督徒,将与耶稣生活在一起,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我们可称颂的救赎主一道,享受无尽的永恒。
61

哦,罗伯逊弟兄,这使我觉得自己好像是另外一个人了,瞧?这老式的、单单读神话语的做法岂不把你擦干净了吗?瞧,只是把你擦干净了。

就像过去妈妈常常做水果罐头那样。必须把水果装入罐子里,你知道,罐子要装满果酱等东西。她就叫我到外面去,拿破布用力地把罐子擦干净,小手伸到罐子底下去擦。然后她把罐子拿去消毒,放在开水里消毒,拼命地煮那些罐子。当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煮那些罐子,她是要把罐子里的所有细菌杀死。因为如果有细菌在罐子里,就会使果酱或装入罐子里的东西变酸。
所以,这也是我们来到基督面前时需要做的事。跪下来,直到圣灵给我们消毒,把我们的一切都煮掉,然后神就能把圣灵放在那里,使我们不会变酸,你明白吗?神就把圣灵放在那里,你就一直是甘甜的了。
62

妈妈过去常做果酱。你见过那种又旧又大的水壶吗?你到外面,把水壶放在砖头上,你知道,下面得那样放一些木头,嗯嗯。我放了。在做果酱时,要拿那些黄颜色、葫芦状的番茄来煮。然后她倒了一桶的番茄进去,再放上糖,嗯。她会叫我砍木头,你知道,然后我就去砍木头,把木头放在那底下,你知道,就开始煮。蒸汽会冒出来,我说:“妈妈,煮好了吗?”

她说:“没有,再去砍些栅栏横木来。”
我进来时,你知道,浑身是汗,把木头又放进去。我会说:“妈妈,你觉得够了吗?”
“你最好再去弄点来。”
她会让那些东西一直煮,你知道,直到氧气或什么东西跑到底下去,它们就会“噗”,你知道,像那样“噗,噗”,气冒上来。当它们一那样,妈妈就说可以装罐了。它们太热了,再也忍受不了了,必须得跳起来,看到吗?
所以我猜想,这也是神要得到我们的方法,你知道,把魔鬼全都煮掉,直到你在荣耀里跳跃。然后你就开始要“装罐”了,然后神把你封印起来,你知道。所以,那就是我们在这里所需要的,就是一次美好、老式的聚会,直到所有仇敌、所有跟基督不像的东西都被煮掉,瞧?只是煮掉,然后你过来,说:“主啊,对不起!弟兄,请原谅,我不是有意要那样做的;我再也不那样做了。神啊,请怜悯我。”那样,你就开始要“装罐”了,你瞧?神准备要真正使用你了。然后你把偷的东西还回去,你知道,纠正过来,说:“弟兄,我不是有意要偷那东西,你知道,不,先生。我甚至甘愿,我会为此赔你双倍的,”瞧?然后你就把这些纠正过来了,你知道,没错。那就是我们所需要的,哦。
63

我给你们唱“古老的信仰”,如果可以的话。我唱正文,我来唱正文,你们唱副歌。

这是古老的圣灵,魔鬼不能靠近它。
人们因此害怕它,但它对我太好了。
给我这古老的信仰,给我这古老的信仰,
给我这古老的信仰,它对我太好了。
当我死时它行事,它会使你停止说谎。
它会使魔鬼飞走;它对我太好了。
给我这古老的信仰,给我这古老的信仰,
给我这古老的信仰,它对我太好了。(瞧?)
它太好,我不想要别的,因它使我爱弟兄。
它从隐蔽中带出事来,它对我太好了。
给我这古老的信仰,给我这古老的信仰,
给我这古老的信仰,它对我太好了。
呐,这里有多少人得到了这古老的信仰?请举手说:
我得到这古老的信仰,得到这古老的信仰,
得到这古老的信仰,它对我太好了。
64

亲爱的父啊,我们有时……我们很快乐,我们的行为真的就像一帮孩子。这是因为我们是自由的,我们不受罪恶的捆绑,也不受任何遗传或长老的任何规条的捆绑。我们在圣灵里是自由的,叫我们可以唱诗、敬拜你,围绕着这道交通,自得其乐。为此我们赞美你,全能的神。哦,看见各种形式化的宗教、各种拜偶像的东西之后,一想到你对我这么好,使我认识你,晓得你复活的大能,并且能够与人分享这点,我们实在很高兴。

父啊,求你祝福今晚这个小教会,祝福这里的每个人。我们大门口若有陌生人,父啊,求你祝福他们,祝福每个人。使我们对别人成为一个祝福;继续讲神的大能降在我们身上,使我们的魂成圣,远离各种恶念。如果有恶念从我们这条路过来,主啊,愿我们很快转过头去,从别的路走。
父啊,现在我们祈求你今晚祝福我们大家,赐给我们美好的时光。现在,我们要叫出病人和受折磨的人,我们祈求你医治他们每个人。愿你从所做、所说的事中得到荣耀,我们这样祈求,是奉基督的名。
65

当我们低着头时,你们这里是否有人要说:“比尔弟兄,此时在我的魂里,我真想按着神已经接纳和预备的那种方式而来。当别人不在看的时候,我要把手举起来,我想问你说:’比尔弟兄,请为我祷告,愿神赐给我恩典,使我成为更好的基督徒。’”你愿意举起手吗?神祝福你,你、你、你很好,好的。

父啊,你看见了他们的手,我祈求你赐给他们这些福分。愿你的爱和恩典降在他们所有人身上。如果他们犯了罪、做了什么错事,那么父啊,我祈求你赦免他们。主啊,如果今晚在会堂各处,在我们中间有男女老少,他们还没有完全得救,不在宝血底下,父啊,我祈求你现在拯救他们,愿他们成为信徒。
66

你说过:“你若能信,”我们信什么呢?相信神差他的儿子到世上来,为我们成了罪。我们没有一点良善,我们承认我们没有任何良善,但接受他作我们的救主。那就是我们所信的,父啊,你因此而赐给我们永生。哦,我们多么高兴,你说你必赐给我们永生,因为我们信靠你的儿子。耶稣亲自说,我们若信他,我们就得到永生,所以我们为此而感谢神。

求你今晚祝福我们,赦免每个人的罪。愿今晚参加聚会的人没有一个被拒绝,愿他们都得到永生,因为他们今晚聚集在这里并且已经信了你。父啊,我祈求你现在看顾他们,在他们所做所说的一切事上祝福他们。愿他们在末日平安地来到你面前。愿我们都聚集在那里,并记念今晚在这里的聚集。求你应允,奉耶稣的名,阿们!
67

神祝福你们,我亲爱的朋友们。现在,泰迪要到钢琴这里来。那些要接受祷告的人,请你们快点来祭坛周围。我们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了。如果你们现在来,我们尽量在九点半散会。因为我这里有一封信要读,是有人寄来这里给我的。对我来说,现在读一下可能是很重要的,所以只要……那些人接受祷告的时候,你们其他人还是留在座位上。我知道鲁德尔姐妹在这里要接受祷告。如果还有别人,那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