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902 南非的见证

1

让我们继续站立时,低头做个祷告。

我们仁慈的天父,当我们一直唱着“主我相信”时,我们想到了那天,那个男的带着得了癫痫病的孩子来到你面前,他说:“主,我相信;但我信不足,求主帮助!”[可9:24]父啊,今晚我们做出同样的祷告,我们相信,但我们信不足,求主帮助。今晚让我们的心敞开,准备接受你今晚给我们贮存的一切。愿我们今晚得着奇妙的祝福,因为我们怀着盼望站立,相信你会这么做。因为我们是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你这样做,他说我们若奉他的名无论求什么,他必成就,阿们!
2

主祝福你们,我亲爱的朋友们。这是一份极大的荣幸,能来到纽约市的圣尼古拉斯竞技场,奉我们可爱的救主主耶稣基督的名向你们亲爱的人民讲道。

在今晚过来的路上,我想到了一个人,我很少提到有关他的事,就是喜信帐棚的布朗姐妹和贝格弟兄。一天下来,我甚至都来不及跟他们握握手,他们……对我来说,他们是凡事从不强迫自己的人;他们是非常谦卑、安静的好人。
我永远忘不了上次我从非洲回来的时候,看到亲爱的贝格弟兄站在外面等我,对我来说那确实令我的心十分激动。我们出去,一起吃了美味的汉堡包。长时间以来第一次吃汉堡包,味道确实很好。希望这次他又回来了。
3

你知道他们……你知道,你听过这句古老的谚语:“做一个美国人真棒!”那不止是一句谚语,那是事实。真的是。成为美国人很了不起。有时候我认为那就是布道家等人极力抨击罪恶的原因:他们实在不愿看到罪恶爬入我们可爱的国家。我想到了普利矛斯磐石以及我们的祖先如何为了宗教自由而争战。今天,看看那些老传道人当年所做的事,再看看现在行事的方式;我们需要真正老式、圣灵所赐的、全国范围内的复兴来震动这个国家。我们真的需要。朋友们,如果不这么行,我怕我们要灭亡了。

我爱我的国家。哦,我爱我的国家。我没有参加过任何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我太小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他们没有接受我,因为我是个传道人,他们只是把我放在D等。也许我没有受过足够的教育,没有资格作随军牧师,他们一直没有征召我。我的几个弟弟去了。其中几个受了伤,几个至今还留着战争的伤口。
4

我到过法国和德国,也许我曾走过许多死去的伯兰罕的坟墓。如果到了为这个国家而死的时候,如果需要什么来使自由持续运转下去,我会很高兴为她而死。如果一个国家不值得为它而活,为它而死,那就离开它。没错。所以,它是世上最伟大的国家。回到家总是很棒的。

但其他的国家,如果我们现在探访它们,朋友们,我们觉得它们极其需要圣灵的奇妙浇灌。
不久前在非洲,我看到了人们,他们把土著从他本来的部落中选出来,让他接受一些教育,他就成了很难相处的人。他带着他部落的罪恶,加上白人所拥有的东西,成了魔鬼之子,比他开始时还恶三倍。有时候,到了下午三、四点时,人们甚至得让他们离开他们的居住地,他们会杀掉你的。
5

但他们在部落中不是那样的。你知道我认为他们需要什么吗?他们需要的不是教育;他们需要的是耶稣基督。就是这个。你将他们领进来,教导他们阅读、写作和算术,他们的原始状况得到了改善。我告诉你们一件特别的事,我们在土著的原始状况中间发现的性病,比我们在那些受过教育的人中间发现的更少。

他们的部落中有法律。如果年轻女孩或某个人,某个部落,如果有个女孩到了某个年龄还没有结婚,她就得卸掉部落的化妆。在她结婚之前,她的贞洁要接受检验;如果她失身了,她必须说出,她必须说出是谁玷污了她,然后他们两人要一起吊起来,同时被处死。我们这个国家里应当有像那样的东西。没错。那是真的,朋友。我们谈论异教徒,可我真不知道谁才是异教徒。
6

呐,明晚在聚会上,我已经被这样问到,我不知道……回到美国,你会注意到在杂志等等上,有人已经刊登出去了。这次回到美国,神愿意带我回来,瞧,我想去举行一种不同形式的聚会。总是有……有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把亲人带来了;我们参加一场又一场聚会;我们从未被祷告过等等。我们回到家。几千人回家去,却从未被祷告过。我们进来呆了好几天,钱都用完了;我们不得不回家。为什么你不为人们祷告呢?”

如果你看看档案……我在杰弗逊维尔的办公室后面有一个小棚子,里面放满了那样的书信,几千封从全国各地来的信。他们说:“我们想要你为我们祷告。那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我们想要你为我们祷告。”
7

瞧,你一旦开始了,却不让一个人经过队列,你看到辨明的事,发现了,首先你知道,如果下一个人经过,而你只是为他祷告,他就会觉得好像他根本没有被祷告过,他必须再回来。所以只有一个……我无法分离出来。我一个接一个晚上地尝试,来尝试。那天晚上巴克斯特弟兄,也许他现在正在底下听我讲,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可以做得到。”他说:“我们走上讲台,当恩膏临到你,开始运行时,我就把你拉出来,推动人们经过。”你不能那么做。不,先生,恩膏来的时候,就会抓住人。你不能……你要么完全在这一边,要么完全在另一边。恩赐要么是在使用,要么是不在使用。

这不是传道人站起来讲道,然后唱一些别的东西,做一些别的事。如果他在讲道,他必须继续让信息传出去。你们传道人知道这个。没错。你不能那么做。
8

回来后,我向主求问了几个月,他是不是让我,看他的旨意是不是要我这么做。今晚我也要给你们读一下去海外的异象。当我回来后,主会不会让我有大约六个月到一年,举行聚会,讲道的聚会,做自己的祭坛呼召,领人们上来,让他们得救并被神的灵充满,然后叫祷告队列,只是为病人祷告。

呐,当我遇见主的天使,哦,是他遇见我,我们在一起时,他说我要为人祷告。那是我的信息:“为病人祷告。”你们许多人听过这故事。它就记在这册子上。我说:“哦,我是那种没有文化的人,我跟我贫穷的会众生活在一起。我……”
他告诉我要去世界各个地方等等,为国王、君主等人祷告。以我受的七年级的教育,我明白不了那点。他说:正如先知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作为印证,我也被赐予一个。我握着人的手,只是握着他们的手,我的左手握着他们的右手,继续保持谦卑。你们注意到我手上的反应。然后我手上的反应会告诉人他们有什么问题。你们许多人记得是那样的,那件事发生了。
9

接着他说:“你若真诚、敬畏,”是有条件的,“以后就会告诉你,他们会把他们心里的秘密等等告诉你。”那正是我在那里努力要找到的东西。接着他提到了一些经文,告诉我经文在哪里。

第一次那样大约是在四、五年前。巴克斯特弟兄和我正站在萨斯喀彻温省奎恩城和里贾纳市,一位女士来到讲台。我看见她从一幢红色的小房子里走出来;她因后背的问题起不了床。那是辨明恩赐第一次开始的时候,从那以后辨明的事就发生了。
10

呐,人们聚集是为了迹象。没错。但有时候我……呐,该不该那样,我心里还不清楚。呐,在全世界将近十年的时间,在每件事例上,每个地方,神都证实了那是真理。我站在巫医、恶魔、聪明精明的人面前,那些人试图弄虚作假等等,但没有一次不是神胜过了那一切,凯旋而归,证明他是对的。

这里这幅主的天使的照片,是一个极大的印证。这本册子上的第一个故事,那个跑上讲台要害我性命的疯子,是另一个故事。在瑞典、挪威、整个英国一直到非洲的巫医中间,多少次我可以说……你认为你没有进入他们中间,有时候他们变得非常可怕。他们把人的头盖骨拿来,喝里面的血;使自己抽搐等等,举止失常,头发上插骨头,施展各种的魔法。你相信有真实的魔鬼吗?你下去那里一次,就会发现是不是有真实的魔鬼。
11

魔鬼敬拜。看,他们绝对行各种的事。就像你们在纽约周围所看到的其它一切的事,你们在这里看到很多那样的事。你用不着去非洲找;你在纽约这里就可以找到。他们施展各种的魔法和类似的事。

他们说印度比这更糟。朋友们,我知道我必须在印度面对它。那将像在其它任何地方一样。我从未差遣自己,是主差遣了我。我不负责任;主负责任。这是他的事工,不是我的。所以,我从不惧怕,也不迟疑。我只做他告诉我做的事,当任何事发生时就站在那里;主总是使事情显明出来。
12

许多……那天晚上,也许是在安大略省温莎市,我相信是。瞧,那个传道人以另一个名义走上讲台,表演出似乎他得了疾病的样子,走上台,做一件事。他认为那是读心术,是某个引座员或某个人拿起祷告卡,念给我听,读心术,好像你读出他们所犯的罪等等,他们到过哪里以及祷告卡上的事。那么,那些事几年、几个星期、几个月前预告出来……

你想去任何地方……你知道我的地址。它从来没有一次不是完美,都是照所说的的那样。因为它不可能是别的,它就是神。瞧?你的弟兄不完全,我离完全还差很远。但主是完全的。是的。他是完全的;我不是。
13

那人站在讲台上,像这样说,“我上来了,”模样很好的人。我太虚弱了,先抓住他的手来看;我说:“哦,你没有任何病。”

他说:“哦,不,我有。”
我说:“瞧,先生,我肯定不相信你有病。”
他说:“哦,不,我有。”
我说:“瞧,你过去可能有,但现在没有了。”
他说:“哦,看我的祷告卡上;我得了肺结核、癌症。”哦,我忘了是什么病。
我说:“哦,你过去可能有,但现在没有了。”我说:“也许你的信心提升到了一个地步,使你在会众中得医治了。”
于是他转过身,把手插进口袋里,说:“这就是了,是吗?”
14

我想:“怎么回事?”我实在是虚弱,他们想要带我离开讲台。我想:“哦,这是怎么回事?”我四处张望。不久,就进入了异象。我看见他跟另一个人坐在桌子边。他们坐着;有个妇人穿着带点的裙子站在那里。又有一个绿色的东西像这样挂在桌子上。他们共同认定这是读心术,他们要在台上证明这点。这事被揭示出来了,并且说出了他是谁,属于什么教会。

15

弟兄,我说:“呐,你记在祷告卡的东西已经在你身上了。你现在有了。”是的。他倒下了,抓住我的裤腿。我说:“先生,那是你跟神的事,不是跟我的事。”我说:“那是你跟神的事。”

据我所知,今天这人在永恒中了,死了。瞧?呐,你不可以玩弄教会。你不是在跟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打交道;你是在跟全能的神打交道,所以你必须敬畏和真诚。如果我要在这里一直站到明天下午这个时候,像那样列举、保证,也永远涵盖不了它。瞧,我看见的主耶稣行的事,写下来可以成为一本百科全书。难怪主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更大的事,”你们要做比这更多的事。
16

对教会讲……朋友,这是一件事,我们正生活在主耶稣再来之前的日子。呐,在这件事上,许多时候我的确认为我剥夺了很多人,没有为他们祷告。是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这么说: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雅5:15]。不是我要叫他们起来;而是神要叫他们起来。

我想,现在十年了,全世界,除了远东、东方以外,它已经在全世界被证明了。留意主对你们说的话。不管他告诉你什么事,你只要相信它是那样的。它就会照主告诉你的样子发生。如果你有,如果你有一点点疑惑,在这里拿一台录音机,他们可以挑一盒录音带,它会告诉你那是什么,事情绝对就是那样。注意他现在说的话。你可能听到我讲话,但当你听到它运行并说“主如此说”的时候,记住,那就是神,不再是我了。瞧?那是他。
17

不久前有个女士,两个女士经过祷告队列。其中一个有严重的胃病,圣灵告诉她:“主如此说:你要好了。”呐,我怎么会……说那句话跟我没有一点关系,后天我才知道我所要说的,如果我还活着的话。瞧?那是主在说这话。

接着第二个女士经过,她脖子上有个肿瘤,圣灵很快又说:“主如此说:它要离开你了。”所以她继续相信。这女士想:“瞧,我可以回家吃东西了。”于是她回家开始吃东西,她病得如此厉害,几乎站不起来。一天又一天,她努力维持自己的信心,说:“无论如何我都相信,我相信。”
18

后来到了一个地步,她病得太厉害了,把吃下去的一切都吐了出来。那是胃溃疡,非常严重。也许六到八个星期……我忘了她说的话;是后来一段很长的时间。哦,事情发生的时候巴克斯特弟兄在聚会上。妇人继续相信,写了一封信进来。几次旅行后我回到家,她说:“哦,伯兰罕弟兄,我通过录音带找到它,里面说:’主如此说:你得医治了。’”

瞧,我从未答话,因为我知道如果圣灵那样说了,事情就必须发生。我告诉他们记下来,我说:“呐,注意那个妇人,你们必再收到她的信;她只是不明白。”
19

如果你没有参加下午的聚会,听巴克斯特弟兄他们解释鬼魔是怎么做工的,以及鬼魔在肿瘤和类似东西里的工作,它是怎么长出来的……如果信心除掉了它,不信又会让它回去,使它复发。污鬼离了人身,就在无水之地过来过去,便另带了七个比自己更恶的鬼来[太12:43-45]。对吗?你必须明白那些事。如果你不明白,瞧,你就好像是去某个地方找东西,而你并不知道你要去找什么。我想时间更长一些的聚会能那样帮助我们。

呐,接着这位妇人……一天早上,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她正站着洗碟子。突然,她说:她身上有一种清凉甘甜的感觉;她感到有样东西临近了。马上她就觉得饿了。于是她拿起一片孩子们剩下的烤面包,吃了起来,咬这块烤面包;而面包并没有使她不舒服,尽管通常那会使她恶心。孩子们还剩了一些燕麦,于是她开始吃那些燕麦。那没有使她恶心。于是她真的吃了一顿美食大餐:她喝了一杯咖啡,吃了一个煎蛋什么的。她觉得太好了,根本没有任何后果、不好的后果。
20

她上街去告诉街上那个脖子上有瘤的邻居,她说她下去告诉她,说:她感觉很好,吃了东西。两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是觉得很好,又感到饿了。

当她走到那里,她听见有东西在尖叫、乱来。她冲进房间,心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她冲进去,她的邻居正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叫喊着;肿瘤刚刚离开了她的喉咙。她们,后来她们打电话给我,到聚会中询问。“哦,”我说:“当然,当神说了什么事之后,他就有义务看顾这事。神的天使经过这个地区,证实那由神说出来的道。”瞧?
21

多少人知道但以理,一次主的天使有二十一天都去不到但以理那里?二十一天,对不对?只要坚持,主所说的话都是真的。照神说的话接受他,只要全心相信他。

呐,这是神对众人说话的第一个和最初的方式,就是藉着他的道。对吗?如果他藉着我说一件事,那只是第二位的。没错。这是给你们作为一个国家的;而那是给一个人的。
我妻子坐在后面,她知道最近的一件小事,就在我们……顺便说一下,在我们上次去非洲之前……哦,它以这种方式发生了许多次。
22

在新阿尔巴尼有个女士。我去我的一个卫理公会传道人朋友那里。我们都在肯塔基州的同一个地区长大,我们下去查看,要举行一场聚会。他说:“我答应你不用为病人祷告,伯兰罕弟兄,你能不能下来为我们传讲一个晚上。”

瞧,我们去了,这个卫理公会教会,能容纳大约五百人。他们都站在外面。我做了祭坛呼召,让人们把手放在窗户等等上。他们不得不带我走地下室领我出去。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告诉过你说我不会让你为任何人祷告,”但他又说:“我的一个主日学老师,她快要崩溃了,她是个神经过敏者。她这样已经大约十年了。她正站在外面台阶上。你只要在经过的时候按手在她身上,我求的就这个。”
我说:“好的,先生。”
23

经过的时候,照他向我解释的,我指望看见一个穿着约束衣的人,他说那妇人多么严重。但却是一个样子可爱、大约三十三、三十五岁的妇人站在那里,看上去很正常。我说:“你好?”

妇人说:“你好?”
我说:“这是病人?”
他说:“是的。”
“哦,”我说:“我原指望看到一个真正严重的人。”
她说:“伯兰罕弟兄,你只是不知道我有多严重。”
我说:“哦,是怎么回事,姐妹?”
她说:“我不知道。我想我正走在世界的顶上,它随时都要爆炸,哦,我就像那样。”她说:“我无法从房子出来,除非有人陪着我。”
我说:“哦,主祝福你,我的姐妹,”我献上祷告,然后离开了她。
24

所以,大约三、四天后我出去,和妻子一起去新阿尔巴尼,我们遇见了那个妇人,有两个妇人跟她在一起,哦,她又很严重了。她说:“没有好转,伯兰罕弟兄。”

瞧,她参加过他们带她去的所有的医治聚会。她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没有缓解。所以我回来后,刚才在这里所讲的同一个异象……我在房间里,主的天使进了房间。我妻子说:“让我打电话给新阿尔巴尼的那个妇人,我能想起她是谁。”住在隔壁的护士是她的一个朋友。
所以,我们打电话给她,叫她上来。她进了房间,我说:“姐妹,请坐。”
她说:“哦,伯兰罕弟兄,哦,哦,我觉得我每一分钟都在死去。”
我说:“现在只要安静,只要放松。”
她说:“主的天使在这里吗?”
我说:“是的,夫人,他就在这里,我们坐在……”
她说:“哦,请你过来把鬼从我身上赶出去。”
我说:“呐,等一下,姐妹。我们不要谈那个,我们谈谈经文什么的。”
她说:“哦,我太紧张了,我实在不能谈任何东西,伯兰罕弟兄。”
我说:“我们来旅行一下。”
她说:“哦,不,不要旅行,不要旅行。”
25

我说:“不,等一下,是属灵上讲的,回到神起初造男人女人,把他们放在伊甸园里的时候。”她在那里坐了一会儿,直到我让她稍微安静地说话。我刚好注意到,过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像那样冲过来。我说:“你曾发生过车祸吗?”

她说:“不,不,先生。”
我说:“哦。”
她说:“为什么?”
我说:“我不知道。”于是我又等了一会儿,坐在那里,然后异象又出现了。异象出现了。异象在那里。它开始了,妇人在那期间晕倒了。我看见一辆黑色小车开过来;她坐在一个棕色头发的男孩旁边。他们差点被一辆火车撞上,勉强逃脱了死亡,继续开走了。
26

事情就是这样。她,她丈夫,二战期间她结婚了,她丈夫是个年轻人,去海外了。当她丈夫在海外时,她开始不忠于丈夫,到处乱跑。一天晚上她毁了她对丈夫的结婚誓言。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几乎被火车撞死了。我说……妇人说:“哦。”我妻子跑进来,帮着把她从地板上扶起来。妇人说:“哦,伯兰罕牧师,你绝不要把这事告诉任何人,绝不要把这事告诉任何人。”

我说:“瞧,女士,”我说:“他们告诉我说将近十年来你一直去看河对面这位著名的精神病医生。”
她说:“没错,一趟十美元。”
27

我说:“精神病医生或其他任何人没有一个能把这事给你抖出来。”我说:“那是在你的潜意识那里;你犯错了。”我说:“他们可以一个晚上给你膏抹五十次,跺脚,踢啊,乱来,叫喊,等等;那魔鬼还会留在那里,因为他有权在那里。”

“哦,”她说:“我认了罪;我是主日学老师。”
我说:“嘿,那不是你教会的问题。”我说:“问题就在这里,姐妹。”
她说:“哦,我向神认罪了。”
28

我说:“你没有得罪神;你得罪了你对丈夫的结婚誓言。你如果是单身妇人,那就不一样了,但你是个结了婚的妇人,你得罪了你的结婚誓言。”

她说……我说:“什么?”
她说:“我该怎么办?”
我说:“去告诉你丈夫。”
她说:“哦,这事我忘了很久了。”
29

我说:“哦,不,你没有忘记。它在那后面,只是被切断了,直到你再也感觉不到它了,但它照样在那里。”我说:“呐,你知道我不认识你。你知道,除了你、那男的和神,世上没有人知道那事。”我说:“现在它被揭示给你了。”

她说:“我实在不能那么做,伯兰罕牧师,对不起,我破坏了家庭。”
我说:“瞧,不管怎样它都会破坏你的家庭的,因为你再也走不远了。”我说:“你最好去找你丈夫,详细谈谈。”
她说:“我实在不能那么做。”
我妻子说:“哦,门口有别的人。”于是她出去了。
30

我说:“瞧,那取决于你,女士。”我说:“我现在能做的就这些。我已经把主说的话告诉你了,那是……你知道那是不是事实。”我说:“瞧,就是这样;我必须出去,有人在另一个房间,有人进来了。”

所以,她说:“等一下,不要。”她说:“哦,伯兰罕牧师,我不能那么做。”
我观看,异象中又有一个黑发的高个男人站在她身边,他的头发有点像那样往旁边梳,波浪发,很高的男人。他背对着我;他穿着白色外套在雪佛兰车背上写字。我说:“你丈夫在雪佛兰公司工作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他个子高,黑头发,有波浪发,是吗?”
她说:“是的,先生,没错。”
我看见一个关于他的异象。我说:“他也有同样的事要向你承认。”
她说:“不是我丈夫,他是个执事。”
31

我说:“我不管他是什么。”没错。“他有同样的事要向你承认。”我说:“不到三天前,他在一辆挂印第安纳车牌的绿色雪佛兰车里,跟一个穿粉红色裙子、黑头发、在办公室里工作的妇人停在一棵山毛榉树下,对你不忠。”

“不是我丈夫。”
我说:“有那样的妇人在办公室里工作吗?”
她说:“有,但那不是我丈夫。”
我说:“你,我这里有电话,你最好去打电话给你丈夫,你们俩聚在一起,谈谈这事。你有三个孩子。”所以,我妻子进来劝她那样做。
32

不久,那里有个人的癌症得了医治,他欢喜极了。他来自于路易斯维尔的一个浸信会大教会。然后,我又走进去,妇人说:“你认为那些人……”

我说:“他们会回来的。”
于是她在路上见到她丈夫,他们在半路上见面了,他们从车里出来,她跟几个妇人在一起。她不想在几个妇人面前讲这事,就走过去,说:“呐,我想说一件事。我想问你一件事。我告诉你我做过的任何事,你都愿意原谅我吗?我知道最近几年我反复地去看医生却一点帮助也没有,让你身无分文了。你愿意原谅我所做的事吗?”
他说:“肯定的。”他说。于是她把她做的事告诉了丈夫。
他说:“你不是那个意思吧?”
她说:“是那个意思。”又说:“那天,你不也跟名叫某某的妇人在某处的一辆绿色雪佛兰车里做同样的事吗?”
他说:“你怎么知道?你去哪里了?”
她说:“我刚到伯兰罕弟兄那里。”
33

他说:“亲爱的,那是事实。”他说:“如果你原谅我,我也原谅你,我们要抚养我们的孩子。我去教会辞掉执事;你辞掉主日学的老师;让我们跟神和好。”

他们回到那里,走上门廊,互相拥抱,哭着。我说:“进来,进来,现在是我们让那魔鬼走开的时候,因为他再也没有合法的权力了。”
但只要他还有未承认的罪,有应当做或不应当做的事,你可以用油膏抹他,做你想做的任何事,魔鬼不会离开的。是的。他有合法的权力留在那里。阿们!
34

呐,你看到真正的慢车道是什么了吗?逐渐降低……你晓得一个人可以把加在某个人身上的咒诅拿掉然后自己陷入麻烦中吗?你记得摩西第二次击打磐石,而神吩咐他不可那样做。他还是击打了磐石,使磐石流出了水,因为他是先知。是的,他可以那样做,不管那是不是神的旨意。这里的任何读者都知道那破坏了神整个的计划。读者们,圣经读者们,对吗?神吩咐,神吩咐他,说:“你下去对磐石说话。”

磐石就是基督,它只能击打一次。但摩西是先知,击打磐石,水没有流出来。他又击打,水便流出来了。但神说:“摩西,过来,我要处理你了。”
我记得,记得,先知以利沙年轻的时候就秃头了。几个小孩取笑他是秃头的。他转过身,咒诅了那些孩子,就有两只母熊杀死了四十二个无辜的小孩。对吗?那不是圣灵的本性;你们知道这点。所以,你必须谨慎你所行的事。
35

那就是为什么我仔细梳理聚会,留意一切事,会发生什么事。有时候我会这样说,然后等候,看主说什么。如果他什么也不说,我就说:“主祝福你,愿耶稣基督医治你。”类似那样,让事情继续下去。

呐,明晚,如果你们都愿意,明晚我想稍微改变一下队列,像巴克斯特弟兄所答应的那样,如果会众愿意的话。呐,如果你们相信我讲的是真理……你们相信圣经教导:“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吗?那是……你们认为我们想要看到……你们是会众;我只是你们的……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你们的仆人,瞧?呐,我来这里要奉主耶稣的名服侍你们。
36

你们想明晚你们每个在这里有祷告卡等等的人……他们明天会发更多的卡。每个有祷告卡的人,如果我们让他们排好队,我过来,只是向你们传讲一会儿,然后叫祷告队列,让会众经过,不是试图,只是手按病人,为他们祷告,你们想要看到一个队列,让每个人都接受祷告吗?你们对此是怎么看的?你们认为这很好的,请举手。

呐,相反,在另一方面,嗯,那样是百分之百。好的,我们明晚就叫那样的队列,若主愿意的话。我们要为每个人祷告。
呐,现在等一下。我有十分钟的时间,然后就该开始祷告队列。我想给你们念去印度的异象。现在认真听我念这异象。
37

我在非洲时,主警告了我,我在这帐棚里直接宣告了这点,在非洲有麻烦为我而设。你们记得这个。我说魔鬼给我设了一个圈套。我认为那是在巫医或什么的中间,却不知道是在我的弟兄们中间。

我们到了约翰内斯堡,有几千人在那里迎接我们。他们举行了一场不寻常的聚会。甚至主的天使……那里有个传道人,是不相信洗礼的荷兰改革宗的,他出去告诉他的朋友,说:“我们正在错过眷顾的日子。”
他朋友说:“那人是个魔鬼。”
他说:“我要去为你失丧的魂祷告。”
38

于是他出去,跪下来,开始为他朋友祷告。呐,关于这方面他从未听过我的故事。第一个晚上,他只是到那里看见……在飞机上呆了七十二个小时后,我想是的,我只是走上讲台。我走上讲台,有三、四万人坐在那里,我看见一辆巴士开来,像那样穿过丛林。我把它写在纸上“德班”。我看见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六英寸的男孩上来。过了一会儿我看见男孩开始正常地行走。我朝会众看过去。我没看见他。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说英语。当然,这话被翻译了。我刚好朝坐在底下的观看,男孩坐在那里。我说:“你是从德班来的。”他点点头表示是的。

我说:“你有个……你拄着拐杖。”
“是的。”
“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六英寸。”
“没错。”
我说:“起来,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你了,因为主如此说,我看见了异象,你得医治了。”
39

那个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六英寸的男孩从那里正常地站了起来,医生检查了他等等。

第二天早上非洲医学协会打电话给我,要跟我一起吃早饭。如果你想,如果这里有医生想问这事,想问谁都可以。他们说:“那真是神的医治。我们相信它是那样的。”没错。它为我打开了非洲的每所医院(是的。),任何事,我想去的任何地方。那是南非医学协会,约翰内斯堡的总部。
40

呐,接着是一个小女孩,我看见一辆绿色的小车出了事,往这边转。他们把女孩拉了出来。我在讲台上站了还不到大约五分钟。我看见小女孩被拉出来;她的背断了。我在任何地方都没看到她。我刚好观看,她就躺在底下。我说:“女士,年轻女士,你说英语吗?”她说英语。我说:“你是不是坐在一辆绿色的小车里出了事故,撞车了,车往后转,撞到了一棵树,压断了你的背。”

“是的。”
我说:“大约有三个地方。”
我又往外看,见她像那样穿过会众,好像一个影子在人们头上,举着双手欢呼,上下转动她的背,我说:“主如此说,站起来,你得医治了。”
她妈妈说:“哦,不,不,不。医生说如果她走动,背就会断,她当场就会死。”
小女孩跳起来了,说:“哦,瞧这里。”
41

她妈妈晕倒了,倒在女儿所躺的同一张床上。当然,你们在报纸上读到了这事,他们刊登了那篇文章。像那样倒在床上。女儿完全正常,痊愈了。

呐,聚会一直就像那样开始。瞧,一天晚上,主与我相会,说:“呐,第二天,明天……”我的经理巴克斯特先生说:“现在他们要你改变行程。他们要……他们定了一个行程,要你去开普敦。”那是我们计划去的地方。主说:“不要去那里,你就在这里再呆两个星期,然后去德班,在那里呆一个月。”
我说:“是的,主啊。”
呐,主说:“为了肯定,证实这点,让你的经理他们对此不说任何反对的话。明天他们会来接你,然后有一个安排。他们会去带一个律师来。这律师做过一次手术,医生告诉他那是癌症,但这是错的。医生把手术刀滑了,这人要死了。”
42

主说:“在你去的路上,你要遇见一个卖珠子的人,你在那里停下来,她有一片头发像那样被扯掉了。”也许是在丛林里被野兽什么的撕下的。主说:“呐,路上有个卖珠子的人,当你站在那里时,有一只古怪的大鸟飞过去,发出一阵喧闹声。提醒巴克斯特先生这事,这样他就知道这是主如此说。”

于是,第二天早上我告诉了他。我们动身了,一切都很完美。巴克斯特弟兄有这女孩的照片。他站在那里,像那样拿着照相机,我像那样看着他;我不能……这时飞来了一只野孔雀,你知道,像那样呱呱叫地飞走了。我说:“巴克斯特弟兄,你看到那只鸟吗?”
他说:“那是什么,伯兰罕弟兄?”
我说:“巴克斯特弟兄,你不明白吗?”我说:“看看那个女孩。”
他说:“哦,弟兄。”
就是这样。我说:“是的,我们不能下去。”
43

但是,哦,那些传道人已经定了一个铁打的规定,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去。你不了解那些外国人;我们无论如何都得去。所以他们来了。我甚至连行李都没有打包。“我们答应了某某弟兄;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去。”

我说这话不是因为对传道人冷酷无情。但如果你想陷入麻烦,就跟传道人这么糊弄过去吧。你肯定会陷入麻烦的。他们对这件事要有自己的方式,瞧?但你必须记住:神对这件事也有他的方式;那才是正确的方式。我说:“我不能下去。”
他们说:“哦,弟兄,我们已经定好了行程。”一群传道人站在路上,巴克斯特弟兄、博斯沃思弟兄他们都是见证人。他说:“你必须下去。我们已经在广告上花了几千美元。”
我说:“弟兄,不,我不能去。”
“哦,不,你必须去。”其中一个人走过来,说:“我猜你认为神只对你一个人说话。”
我说:“有一次可拉也这么想。我不知道主是不是说……”
他说:“主告诉我们安排这个行程。”
我说:“主告诉我不要遵守它。”我说:“我所能说的就这些,弟兄们。”
44

所以当时我们……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我去。我走在路上,到了一个小地方。我说:“哦,”巴克斯特弟兄说,他在后面的车里。博斯沃思弟兄、舍曼弟兄和我走在前面。我说:“舍曼弟兄,你必须让这车停下;我实在不能去。”我说:“主不要我这样做。”只有一个人支持我,就是我儿子比利·保罗。我说:“我实在不能去;就是这样。我现在必须停下来。”

于是他停下车,走到后面,告诉巴克斯特弟兄他们,说:“过来见一下他。他在那里,说他不想往前走。”
于是博斯沃思弟兄走上来,说:“伯兰罕弟兄,怎么回事?我相信你会看到丰丰富富的……”
我说:“博斯沃思弟兄,你许多次跟我一同站在讲台上,听到我说主如此说,是吗?”
他说,博斯沃思弟兄说:“这是那个异象吗,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
45

他说:“那我就不干涉了。我无话可说了。”

我说:“肯定的,这是异象。我们不该来这里,我们要回约翰内斯堡去。”我说:“我们应该去那里。”我是个身无分文的人,没有钱,处在不好的境地;不能回家,如果我要去,我就是在做主吩咐我不要做的事。我应该留下来等候。
所以,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是,我……为了避免跟他们争论,我走过去摘下一些树叶,扯下一些树叶丢在他们脚上。我说:“记住,主如此说,从此刻起,我们离开了主的旨意。”
46

那天晚上我们来到了那个小不点的地方,大约有两千人,那里的一个小地方,大约有两万五千人躺在山上。他说:“哦,我们今晚要举行一场大聚会。”在约翰内斯堡可以容纳他们每个人,在那里我们可以容纳他们所有的人。

到了那里,那天晚上,大约到了接我去讲台的时候,刮来了一场热带风暴,几乎把整个地方淹没了,直到半夜才减弱。哦,他们说:“这种事一直发生。我们……明天会好的。”
47

第二天,美丽、晴朗、暖和的一天,但就在我要去的时候,那里刮起了暴风雪,几乎要把每个人都冻死了。我说:“我告诉过你们。”瞧?我说:“明晚也许我们会有一场地震。”

他们说:“哦,你是指我们会有地震吗?”
我说:“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地震,但我们离开了主的旨意。”
那天晚上我们在那里祷告,他们说:“当时那么许可的旨意,不知道神会不会许可我们?”
小比利·保罗进来,他说:“爸爸,你不要听从那些传道人。你做神告诉你做的事。”
48

于是我们进去,我们去到……他说:“哦,你现在跟我一起祷告。”我进去,我们一直祷告到大约两三点。比利去睡觉了。我站在房间里,看见了那光。它旋转着进入房间,我知道他在附近。他走近我所在的地方,说:“继续跟他们去吧,但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继续去吧。”他说:“去叫醒你儿子,告诉他主如此说。”他尊重比利,因为比利支持正确的事。他说:“去叫醒你儿子,告诉他主如此说;然后告诉其他的人。明早天气又将晴朗、暖和。”当然,那是星期天早上,而这是星期六晚上。他说:“星期天早上他们会来你这里,他们会打发比利来找你,他会带一个年轻人来。他会载上另一个穿黑衣服的年轻人。在下去的路上,会有一个穿旅游装的土著站在桥附近的一棵桉树旁边,用一根棍子打另一个土著的头。藉此你将知道我已经给你许可的旨意继续走,但记住,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49

第二天早上,一切都准确地照他说的那样发生了。当我到达德班时,我得了阿米巴病,几乎要死了。后来回家,在这里着陆。我几乎要完了;就是这样。我几乎活不了了;我处在如此的困境中。我回到家;他们要把我丢在隔离病院,他们……因为我得了阿米巴病。神转背不理我。你不服从神,就会遭受麻烦,不管你是谁,瞧?

所以,我祷告了又祷告。他们送我去路易斯维尔看医生,医生检查了我,说:“哦,弟兄,嗯,你就呆在家里,不要让非洲的阿米巴虫扩散。”
后来,他又说:“我这里有一些药要你吃。”那是军队的事务。哦,他们把他们所有的东西都给我用上了;却一点也没有好。他们开给我,说:“我还有一、二、三种东西。”他们把那些东西都用上了。阿米巴虫、寄生虫却一直越来越多,你知道,越来越糟。我的体重掉了大约六十磅,我不能……我几乎活不了了,我处在如此的困境中。
50

所以,后来我回去,他说:“瞧。”他给我开了某种砒霜什么的,使我变得相当黄,他说:“我再也不能给你开了,那会杀死你的。”他说:“伯兰罕牧师,你现在回家吧。”坐在这里的医生也许治疗过同样的病情。他说:“那阿米巴虫会去到……它已经穿过黏膜进入血液中。它要么进入心脏,要么进入大脑或肝脏。如果它进入肝脏,你的身体就会肿胀,我们可以动手术把阿米巴虫取出来,也许你会恢复过来。如果它去到大脑里什么的,你就只能活十个小时,就是这样。”

51

我走回家里。神转背不理我,不应允祷告。我走在地板上。妻子,孩子们,银行里大约有一百美元,就是这样。在我事工的全盛时期,没有顺从神;就是这样,再过十个小时就会死掉。我在地板上走来走去。你不知道是怎样的……违背者的道路崎岖难行[箴13:15]。我不管任何人告诉你什么:当神告诉你做某件事时,你就赶快去做。不要理会任何人告诉你什么,他是不是个圣徒或先知,不管他是谁,你听从神说的话。

我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等一下我就要结束,叫祷告队列;我的时间到了。一天晚上我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哦,病得太重了。我妻子在隔壁房间,我来回走,心想……我躺下来,心想:“哦,我想这是尽头了。那是一场值得记念的美好聚会,一天下午有三万个悔改信主的,非常好。我猜十个小时后我的未来就完了。”当然,你知道,每五分钟我就发一次烧,所以我才那么想。
52

我躺在那里,当我躺下时,几个月以来第一次,那是八或十个月,我感觉到主在房间里。哦,弟兄姐妹,何等的感觉!我知道主在那里。我站起来,说:“主啊,你在我附近吗?你来是要赦免我吗?”我说:“主啊,我答应我永不听从别的传道人什么的,主啊,如果你愿意,如果你愿意赦免我的话。不要让我死去;我是你的仆人;我要服侍你。”

我听着,什么事也没发生。但我知道他仍然在房间里。我站在床边,我一直躺在那里。当时大约是凌晨两点。什么事也没发生。我走过去坐在椅子上。那时我观看,有个人走过来了,他向我走来,像那样拿着一打白纸,就像打字的纸。他向我走来,说:“你如此关注你的未来吗?”
我说:“是的。”
他说:“往地上看。”那是几张上面写了字的纸,草草地写着。接着他像这样捡起纸,又扔掉,纸变成了一片又一片,最后进入了天上。整个天空都是清晰的。他说:“你既看见天空是清晰的,你的未来也是清晰的。”
53

我说:“感谢神。”我站起来,心想:“哦,太奇妙了,主啊,你赦免我,我就会活着。”我想:“哦,耶稣,你太奇妙了!我实在太爱你了,我爱你。”

大约那个时候,我听见有东西过来又过去,[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这一次它没有再发生过。但它又来了。我观看,它又降在我身上。我说:“我会从这些阿米巴虫病中恢复过来吗?我还会患这种病吗?”
他说:“再也不会了;它结束了。”
我又清醒了。我说:“哦,现在这病没有了。”当时我又想:“哦,当我跟他交谈时,为什么我不问他要如何管理我的聚会呢?”
54

我把纸放在我面前,它全都写好了。你可以看到。所以我说:“嗯,我为什么不问问我聚会的事呢?”我说。当他又临到时,我说:“我该如何管理我的聚会呢?”

他说:“就照你被带领的方式。”
然后,他又临到,把我放在非洲,我看见了那场聚会。它就像历史一样翻卷过去。这位站在我身旁,这位黑头发、穿白袍的大个子,把我转向东方。他说:“瞧这个方向。”
55

哦,人们就像海浪一样,我看不到尽头。我听见他向这边抬头看,对别的人说话。我观看,来了一个比他更小的人,他手里握着一个摆动的大灯。他握着这灯,把灯打开,灯光开始摆动,投向人群。

接着我听见那位天使对这里这位天使说:“在伯兰罕弟兄的那场聚会上有三十万人。”我看着那些人,他们欢呼叫喊。但他们不像非洲人那样矮小、魁梧;他们是细长的人,看上去好像身上裹着一条布单,然后把布单拉上去,像这样塞在衣服里,哦,就像身上这样裹着一条布单。我认出那是印度人。接着我听见我的圣经到了我那里,那是在《约书亚记》第1章,然后天使离开了我。这些就写在这里。
56

呐,第二天早上我打电话给卢卡斯医生,他前天刚给我写了信,很好的基督徒。他告诉我要留意。我打电话给他,说:“医生,我想过去做个检查。”

他说:“哦,伯兰罕牧师,昨天我刚给你做过一次检查。”
我说:“我想今早做个检查;我没有阿米巴虫了。”
他说:“你没有阿米巴虫了?”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牧师?”
我说:“是的,先生,我没有了。”
他说:“哦,你肯定有阿米巴虫。”
我说:“你愿意给我做个检查吗?”
他说:“好,那就过来吧。”
于是我去了。他做了检查,走出来,又回去;他说:“我能再检查一下吗?”
我知道他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他回来,他说,他拿了……我说:“是的,先生。”
他又检查了。他把手按在我肩膀上,说:“呐,牧师,我想跟你谈谈。发生了什么事?”
57

我跟他讲了这故事。我说:“昨晚主的天使向我显现;他赦免了我听从那些传道人而没听从神的罪。”我说:“我的罪被赦免了。我要再回到非洲和印度以及全世界去。”

他说:“你要回到你得到阿米巴虫的地方吗?”
我说:“哦,是的,先生。神的爱拉我再去那些人那里。异象说我必须去,我要去了。”
他说:“在我给你证明书看之前,我必须检查三个月。”
我说:“据我所知,你可以检查我十年。”我说:“你再也找不到阿米巴虫了,因为它没了。”
58

从那日至今,一点阿米巴虫的痕迹都没有。我现在又长到了一百六十五磅重。看到神所能做的事了吗?呐,我正要回到非洲或是印度,举行这场聚会。你们记下我今晚告诉你们的事,写在一张纸上,看它是不是那样成就。那是神要它成就的方式;那是迄今为此神行事的方式;那也是我到达那里时的方式。

如果我曾在什么事上争战过……我知道我有一些印度朋友今晚坐在这里。如果我曾在我所参加的聚会上争战过,我争战最激烈的就是印度这次。要么是这次,要么是别的,魔鬼设下一些事,竭力要阻止我去那里。但神告诉我去,若主愿意,后天我就上路,要看到他的道成就。
59

哪一天,若神愿意,我要再探访纽约;我今晚告诉你们的事,你们会发现它是不是那样的。事情将是那样的。

呐,明晚我们要叫一条常规的队列,每个人……[原注:磁带空白。]因为像罗伯茨弟兄,他肯定会在一个小时内为五百个人祷告。其他的弟兄,他们会让人们经过队列,为他们祷告。我却停下来观察每个病例。但我也有几千个已经经过队列的病例。没错,瞧?呐,有时候那是……
60

祷告是正确的事。但听着,朋友,如果你去看医生。医生,你说:“哦,医生,我一直都有头痛。”

他说:“服用这个。”他给你开一些阿司匹林。那不是医生。他只想要摆脱你。真正的医生会带你进去检查,找出是什么引起那些头痛的,然后才有果效。对吗?那是真正的医生。
呐,在你能找到疗法之前,你必须找出病因。对吗?一个人病了,就有他们生病的原因。是什么引起的?你必须……可能是不信;可能是隐藏的罪;可能是没有承认的罪。可能是神想要让他们做某件事。我不知道。但当我找出是什么时,我就会知道我在讲什么。我就能说:“那是主如此说,”因为那是真的。
61

主祝福你们,若主愿意,明晚我们要向你们讲某个关于神医治的主题。我们期待明晚有一场伟大的聚会,并且今晚也有一场伟大的聚会。

你们相信主的天使……我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分发了……贝格弟兄,他发祷告卡了吗?比利·保罗在哪儿?他们催我进来。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今晚就讲你的生平故事什么的,我必须去了。”所以我必须在五分钟内赶到这里,我从未问过他们任何事。
如果比利·保罗在房子某个地方,嗯,谁举过手吗?他们今天发祷告卡了吗?他们发了,哦,好,那就好了。那好。哦,为此减他十美元的薪水。(你发了什么祷告卡?说什么来的?X?)X,多少张?一百。哦,让我们叫到20,X卡的头20张,类似这样,试试看。
62

谁有X-1,让我们看看你的手,X-1?祷告卡X-1。请你举手好吗?X-1,2,3,4,5,6,7,8,9,10。让我们先叫10个左右。我们叫X-1到X-10,请站起来,这样我们就不会在走动的人中出现拥挤。

呐,多少人是第一次在这里,让我们看看你的手,第一次来的。哦,主祝福你们。我们大家都为那些人说:“赞美主。”我们非常感激今晚你们来到这竞技场。我希望你们大大地享受主耶稣的祝福。
花了这段时间作见证,嗯,我答应了今晚要这样做,那就是原因。顺便说,那些册子……我们不是推销书的人,也不是推销照片的人,这些册子就是在你们自己的城市里印的,我们必须拿到它们,它们卖得尽可能便宜。据我所知我从不知道有任何一次在书上赚过钱。有时候我们把一捆书分给那些穷人。我们不是要卖书。如果我不认为它会帮助你,我肯定不会说,布道会必须有帮助。
这张照片是美国摄影师协会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分会道格拉斯摄影室得到版权的,这不是我的,是属于他们的。我必须拿到它,我多少钱拿到就卖多少钱。所以,它是为了你们的益处。
63

一篇短文。呐,这不是……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一位说了这话的女士说的。她家里有一张照片用框框了。她在医院里,医生告诉她说她活不了了。她正在祷告,他们把这张照片放在那里。她正看着这照片,不是看我。她声称……呐,这是她的话。她声称她说:“伯兰罕弟兄,当我观看你头上的火柱时,我说:’亲爱的神,那不是我们的伯兰罕弟兄,那是你。’那火柱就从照片里出来,挂在她头上了。”

64

第二天,医生说:“病情消失了。”她得医治了。呐,那是她的话;我从未……那不是我的话。我只是引用她的见证。我不能……我对那个不负责任。我没有在那里看见这事。

但在这里,在这本书上,是美国最好的指纹和文件鉴定师乔治·莱西的文章。如果他是在这方面来自美国的人,我想他就是世上最好的。他是那个对照片做了鉴定的人,说:“这是唯一能被科学证明的超自然物。”唯一能被科学证明的超自然物。是的。
65

看看他们有没有拿到……那是……我叫到哪里了,我忘了?[原注:弟兄说:“我想是1到10。”]1到10。好的。现在10到20。X-10到20号,如果可以的话。很好,10,11,12,13,14,15,16,17,18,19,20。X-10到20。你们叫到了X-10到20。呐,贝格弟兄或某个人,看看他们在后面排得怎么样了,看我还可以叫多少人进队列中。

呐,让我们……呐,顺便说,这里这些手帕是要祷告的。我为这些手帕祷告,请你们都跟我一起低头,如果可以的话。
仁慈的天父,今晚在我们面前,我们关注一堆的手帕、衣服和要去到有需要者那里的书信。神啊,他们在这里不只是因为他们想放一封信进来。他们在这里是因为他们有需要。我们感谢你,因你在人们、你的子民面前赐给我们恩惠,使他们对作为你仆人的我们有足够的信任来相信,我们若跟随这圣经的命令,他们就必得医治。
66

在圣经时代,他们从你伟大的圣徒保罗身上拿了手帕和围裙,恶鬼就出去了,他们就得了痊愈。主啊,今晚我祈求,愿你在同样的圣灵下把这些手帕送出去,愿生病的人从他们所得的一切疾病中得医治,大神迹奇事发生。父啊,求你应允。我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为了病人的医治祝福这些手帕和衣服,阿们!

你们还能让多少人……你们还能让多少人站立?够了吗?嗯?好的,让我们从X叫……什么?15到20?好的,让我们从X-15叫到25。叫他们站起来,X-15到25,让他们站到队列中,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要叫20……好,他们上来的时候……我叫到哪里了?25吗?好,让他们接着走上来。
67

不要介意有多少人站在队列中,我必须尽可能多地叫,那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这个想法,这样我们就能为一些人祷告,做我们所能做的来帮助人们。

呐,我亲爱的朋友,我猜,若主愿意,今晚是这段时间我们在美国举行这种聚会的最后一个晚上。今晚让我们保持真正的敬畏。让我们求问主耶稣,全心相信。
我要问你们,当我在印度和不同的地方时,你们愿意为我祷告,愿意这样做吗?这对我太重要了。衷心地感谢你们。
68

呐,现在我想……欢迎你们拍照,弟兄姐妹,但我不想现在拍。等一会儿,等到聚会之后或是明天晚上。我很高兴照相,如果你们想要我这张丑脸出现在其中的照片上,哦,那没问题,但那是……你们尊重我,我就很高兴了。但我之所以现在或当恩膏临到的时候不要拍照,你们明白吗?那是一道光,我看见闪光;它把我从这里拉到听众中。底下有人的信心……瞧,那不是我,它把我留在这里,去到底下。然后我观察,看见那光运行在某个人头上。它会立在那里。然后我会观察它,在那周围就会出现一个异象。我只说我看见的东西,就是这样。

69

有时候,那把会众的信心提得很高(你明白吗?),他们就那样得了医治。所以你们明白为什么我说不要拍照;不是因为我不想要你们拍照,而是因为这会干扰那个。呐,以后或明天晚上,你们可以拍照,或是在我们进来之前等等,如果你想拍照,明晚一直都可以。

伍德弟兄,如果他在这里,他……这些照片你还有一些吗?他们还有。还有一些照片和册子。现在很快就会卖完了。回来后,这书就会绝版。如果你想给人一份圣诞礼物什么的,就把这书送给他们。因为我们这次旅行之后会从海外得到一本新书。
70

呐,如果琴师愿意,请弹“只要相信”。哦,多少次这首歌用很多不同的语言唤醒了我,嗯。当我听到这歌时,这歌里有一些东西,好像我能感觉到主当时临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如果我在耶稣再来之前死了,他们会给我举行葬礼,当他们把我放进坟墓时,他们会弹这首歌。所以,你们在纽约这里的,如果你听到了这首歌,你知道当到了那个时候,请停下来唱一次“只要相信”,记念我,好吗?记住,我相信这点:有一天我要从坟墓出来。没错。那是我的信心。我全心相信神的儿子主耶稣基督。

呐,之所以他们把这些麦克风放在这里,是因为当恩膏临到我之后,我会把事情照我所知道的详细地告诉你们。我很高兴解释我所知道的任何事,但有很多事是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我不明白;它就发生了,是那样的。它就发生了。所以我……我唯一做的就是祷告。主告诉我,我就说他说的话,我能说的就这些。
71

呐,你们在底下的,我要你们现在有信心并且全心相信。多少人没有祷告卡又想要主耶稣今晚医治你,请举手好吗?哦,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是指你们所拥有的奇妙信心。我不是指你们病了好,因为神知道我在这里是想要看到你们好了。

呐,整件事就是为了这个,朋友们。神的医治……多少人相信神在教会里设立恩赐为的是要成全教会?肯定的。正确。呐,它的目的就是这个。这就是我来到你们这里的目的。藉着至高的恩典,未有世界以前,神知道我会在这里,拥有这事工。多少人相信这个?他肯定知道。这事工被赐给你们众人。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全备福音的人相信拣选,因为整件事就在那里,是藉着拣选。没错。神藉着拣选选择了那个,我们不能做任何事,是神做的。
瞧,对你们来说,我是主耶稣基督的一个迹象,就像贝格弟兄,一位牧师,或其他任何牧师,他们在这里传福音,看到他们被圣灵恩膏,那是个迹象。有人传讲一个信息,讲解,谈到教会中的某个人,那是个迹象。如果它错了,那也是个迹象,证明他们错了。如果对了,那是个迹象,证明他们对了。瞧?一切都是作为迹象。
72

呐,我已经向你们解释了,耶稣,他从死里复活了,在他离世前,他先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约14:12]对吗?他这样说了吗?他又说:“并且要做比这更多(或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他又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那是不信者:这里的希腊词’宇宙’,指的是’世界秩序’),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你们,教会),因为我(人称代词,正如我说过的),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这个世代终止。”那听起来不对,是吗?“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对吗?“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预先知道这个;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73

呐,今晚,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正以灵的样式活在我们中间,称为圣灵,神的圣灵,也就是耶稣基督,三一中的第三位。呐,他以灵的样式在这里。他在火柱中与以色列人同在。对吗?多少人相信那是基督?肯定是。

后来他降下来,成了肉身,要除掉罪,除掉疾病。后来他说:“我从神那里出来,”从这里出来,他说:“我从这里出来,又要归到那里去。”他今天在这里,甚至让他的照片在科学的世界里被拍下来,向我们证明。人们可能取笑、嘲笑我们,但他在这里。不要担心。我们知道我们要去哪里。我们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是吗?神在这里。他的灵在这里。
74

它是什么反应?如果今晚我告诉你们,在我里面是某个伟大艺术家的灵,你就会指望我画出一幅优秀的画。如果我告诉你们约翰·迪林杰的灵在我里面,你就会指望我拿着大枪,寻索你的性命。

但我告诉你们,耶稣基督的灵在这里。那么,你就指望它举止像耶稣。对吗?他是个严厉的人,说严厉的话,把他们赶出圣殿等等,然而却是一个充满爱的人,一个忧伤的人。他是一个有同情心的人。但他说:“我若没有先看见我父行事,就不能做什么。”对吗?
75

但他朝他的会众看去,看出他们的意念,他们所想的事。他告诉一个妇人,说妇人摸了他的衣裳,已经痊愈了等各种的事。他也知道他们的名字。对吗?

那天晚上,我相信是在这里的某处,也可能不是这聚会……我知道圣灵叫出了某个人的名字。哦,我收到了他的一封信,说:“嗯哼。”瞧,你不明白,不……当彼得走到耶稣那里时,他岂不是说:“你是西门,从今以后你要叫彼得”吗?对吗?嗯,他知道他们的名字;他知道你的名字,不是吗?他知道关于你的一切。主祝福你们。
76

你好吗,女士?呐,站在这里的女士跟我完全是陌生人,完全陌生。我从未见过她,关于她的事一件也不知道。呐,正如我翻开圣经传讲一个主题……呐,这是神的主题,要你们相信我已经告诉了你们关于他儿子耶稣基督的真理,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并且就在这里。不是在天上,他就在这里,就跟你们同在这里。

呐,如果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应许他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站着跟妇人交谈。呐,至于医治她,耶稣不能那样做。不,先生。他不能一件事做两次。我不能付了一次去海外的票价,然后又去付同一次旅行的票价。当耶稣为你的疾病和罪死在各各他时,问题就已经解决了。对吗?一切都在那里结束了。
至于她病了,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病了,但如果她病了,耶稣死在各各他时就医治了她。他站在这里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告诉她别的事,使她的信心相信这点。对吗?
77

如果你们都是罪人,他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告诉你们大家别的事,传讲福音或其它的事,即圣灵要让你们知道他是神的儿子,你们接受他作你们的救主,同样的事……呐,愿他临到,是我的祷告。

呐,当风琴轻轻地弹奏时,不要走动,要保持敬畏,保持安静。当然,当主在向病人说话时,如果他这样做,底下不管是在哪里,要警醒。许多次他们像这样告诉我,因为这是没有很快得到合理权利的病人。要警醒,期待神叫到你。然后当主行事的时候,你保持真正的敬畏。如果你要把赞美归给他,继续赞美吧;那没问题。瞧?但当事情发生,当主在说话时,要听从他,对他保持敬畏。
78

呐,女士,我想把你当作我的姐妹来谈一会儿。站在这里,你和我完全是陌生的,我们互不认识,据我所知,一生从未见过面。是真的吗?是真的。我们互不认识。但主耶稣知道我们俩,不是吗?是的,他知道我们俩。

呐,你知道,从我转过身来跟你交谈,有件事正在发生。瞧?呐,如果那是对的,请举手,让会众能看见。瞧?没错。呐,让会众知道,在妇人与我之间, 有一道白光。在照片里的同样的光此时正立在我和那女士之间。
79

女士似乎要从我面前离开。她在……我看见一个家,一个地方,她极其紧张;她不安,总是心神不宁。她走着,拧着双手,有时候她……但我看见他们带她去某个地方。那是个……是去接受手术,是在医院里。我看见你做了一、二、三、四次手术。是在喉咙上。他们切开喉咙,因为他们让你遮住这里。是在喉咙里。他们取出你的部分喉咙或别的东西,把别的东西放进你的喉咙,通过那个呼吸。是的,是在你的衣服下。没错。没错,是吗,女士?那是主。让我们低头。

主耶稣,愿你的灵和能力临到,谴责仇敌,愿我们的姐妹现在得痊愈,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全心相信地去吧。
80

这里的每个人此时都应当全心相信。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但你必须相信。好的,带这女士过来。

我希望我现在能觉得刚强。只要安静地祷告。不要走动;只要安静坐着。
呐,是这位女士,要为她讲话吗?你现在有信心了。你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吗?你相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了,现在他活在我们中间吗?如果他活在我们中间,那他就知道我们,像他以肉身的样式在地上时所知道的。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
81

呐,会众,这就像海外,你明白吗?你必须这样做的方式(你明白吗?),我必须让人相信我。主的天使说。不是相信我是他,而是相信他差遣了我。你们会众明白吗?呐,这妇人不能明白我现在所说的。但我正在捕捉她的灵。请注意,我甚至不会讲她的语言,我怎么知道她的事呢?瞧?我想要接触她的灵。你明白吗?呐,现在保持敬畏。呐,她是个基督徒;是个信徒。

呐,如果耶稣基督站在我所在的地方,他能够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但他的身体已经被提到天父那里去了,他的灵现在在这里。呐,你知道有件事正在发生。你知道你正站在某个东西的同在中。如果是那样的,请挥挥手,让会众看见。
82

有件事正在发生。我说不清是什么事,等一下。呐,每个人都保持敬畏,此时为我祷告。似乎有两个人我……光在移动。是的。好的,女士,当光进来时,马上听我的声音。你来这里是为了别人;是为了一个男孩,那是你儿子。是精神上的问题。他不是基督徒;但你是基督徒。跟你有关系。那是你丈夫坐在那里。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有哮喘,不是吗?对吗?到这里来。

主耶稣,我宣布这祝福临到这男的和女的,为了他们的医治,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欢喜地上路去吧,我的弟兄姐妹。去告诉他们。神祝福你,阿们!赞美神!
83

我能看见那男的和一个男孩;我说不出是什么事。光刚移动了,但这是她丈夫坐在她后面,事情就是这样。他正在捕捉她的灵,同时他的灵也来了。哦,主岂不奇妙吗?我们的主耶稣,只要注意他,他是伟大的永恒之神,天上伟大的神,是那位创造天地和其中所有的。阿们!

好的,请你过来,先生。要真正敬畏;全心相信,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全心相信。
84

光仍竖立在这里。是刚才在这里的夫妇吗?是在这里的人吗?光仍然在他们周围。你懂英语吗,先生?不多。现在在你们周围的正是这光。你们从主得了祝福。呐,在他们的本土,如果光在那里,整个会众都会从轮椅等等上起来,得了医治离开。去海外就是这样的,瞧?

坐在那妇人后面的女士,女士把手按在胸膛上,你得了哮喘,它一直搅扰你;这男的有同样的病,哮喘。现在好了,你俩可以去并且得到医治。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弟兄。
85

你的小朋友坐在你旁边,在那里,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我是指在后面穿着绿裙子的小女士,坐在那位女士旁边的。请站起来一下,女士。有那么多的人在相信。你在那里,光正悬挂在你头上。我想光在这里向我伸手的小女士身上。请站起来。主想要告诉你一件事,但我……房子里有那么多人正在祷告,如此大的信心在运行。

你,你为一件事相当紧张。你的头有毛病,头病。对不对?你,我看见你在写或读,你的名字是不是阿米莉亚?你的地址是纽约州哈茨代尔市哥伦比亚街1号。你的头病结束了,姐妹;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你了。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
86

你相信这些事吗?你想要去吃饭吗?得痊愈吗?你全心相信吗?你可以去了。神祝福我们的这位姐妹,使她痊愈,我奉神儿子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神祝福你,姐妹。要对神有信心并相信。

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主耶稣会使你痊愈吗?他可爱,不是吗?你多大了,女士?28岁。你是西班牙人吗?我看见的是一个白人女孩。
坐在那后面正在哭泣的大妈,你正在为一个失丧的女儿哭泣,不是吗?就是她。请站起来一下。又看见一个白人女孩,这是个西班牙人。
神的儿子耶稣啊,请打发那个失丧的女孩回家,到她母亲那里。神啊,我祈求你应允,奉你儿子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87

神祝福你。你也得医治了,姐妹,欢喜地上路去吧,并感谢神。

是为了你的婴孩吗,女士?嗯哼,胃病。奇怪,是吗?像那样的小家伙竟然会有胃病。但你相信耶稣基督会医治他吗?
主神啊,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祝福婴孩和他母亲,为了他们的医治。阿们!没错,姐妹。只要感谢主耶稣,继续前进,全心相信。
88

请过来,女士。哦,主太奇妙了,太荣耀了!你相信你背上的那个病离开了,肾病离开你了吗?它离开了。神祝福你。上路去吧,此时欢喜感谢主。

你相信主耶稣会医治你的那个癌症吗,先生?你是从离这很远的地方来的,你是从康涅狄格州来的。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医治你吗?你信吗?请站起来。我看见你在搓脸。你会痊愈的。不要惧怕,先生。神祝福你。
你相信你的哮喘现在结束了,要留下来吗?你要。神祝福你。它离开你了。
89

你全心相信你在主的同在中吗?那么,肾病已经离开你了;你可以继续前进并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要全心相信;你必得着所求的。
坐在那后面、在后面这排隔壁的大妈,有心脏病,是吗?是的。你相信耶稣基督使你痊愈吗?阿们!请站起来;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你了。它结束了。主祝福你,我的姐妹。
坐在那里对这事大为震惊,得了哮喘坐在那里的,主也医治了坐在这边的你。神祝福你,阿们!你可以去得痊愈。
90

哦,荣耀归给我们复活的主耶稣。我们要将赞美归给他,说:“主耶稣,我们感谢你对我们这不配之人的良善和怜悯。你是永远可称颂的。哦,我们赞美你,崇拜你,你是无以伦比的那位。你太恩待我们了。现在我们全心敬拜你。父啊,我们祈求你接受我们。靠着你儿子主耶稣,我们赞美你,阿们!”

哦,何等的感受!我希望整个会众都能有像现在这样的感受。大家好像都在爱中,一切都很美好。哦,我想知道这是不是像在那要临到的伟大千禧年里一样,那里没有疾病,没有痛苦,没有心痛。
当然,你知道我在讲话,努力摇动自己。我想要为更多的人祷告。你们全心爱主吗?哦,他太不可思议了,太恩待我们了,我们那么不配,我们贫穷、不配、可怜,像我们这样的受造物。
91

坐在那里的西班牙女士,穿着一件白色短上衣(不管叫什么),坐在那里,你的眼睛有毛病,不是吗,姐妹?你现在相信主医治你吗?好的,你可以回家并得痊愈,耶稣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只要有信心。就是这样。

哦,太好了!你们开始相信了,不是吗,先生?神祝福你们。如果大家同心合意,有一样的信心,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不再需要祷告卡了,疾病就会结束。
92

比利,这是病人吗?或是弟兄?呐,我想跟你谈一会儿。我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你相信主耶稣的同在就在附近吗?肺有毛病。我看见某种的……哦,你动过一次手术,切除了一叶肺。他们取走了一叶肺。你恢复得不太好,你来是要让我能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你得医治。你已经蒙祝福了。但你来这里,是要让我能按手在你身上。

亲爱的神,我奉你儿子主耶稣的名祝福我的这位姐妹,愿你医治她,使她痊愈,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去吧,你会好的。
哦,主太恩待我们这些不配的人!
93

你相信吗,先生?你全心相信吗?我跟你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你,但这里有个人认识我们俩,不是吗?

嗯,会众那边,现在到处都在拉动。似乎有一个很大的拉动,就像这样,驱动着我。整个会众都在相信。哦,为什么你们一开始没有这个信心呢?
呐,让我们看看,你我彼此是陌生人。但我们的主耶稣认识你,是的,他认识。你正受神经紧张的折磨,那是真正的紧张。你变得紧张。它在搅扰你。你的一侧有个东西;是在你侧边。我相信你因此做过手术。我看见你做过两次。它还没有治愈。呐,那是……但现在它会治愈的,请过来一下
94

主耶稣,我按手在我们的弟兄身上,这恶鬼捆绑了他。撒但,你向医生隐藏了,但你无法向神隐藏。从他身上出来!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离开他。神啊,为了他的亲人,求你祝福这弟兄,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知道他会得医治的,你只要为他按手。阿们!

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
你好吗?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是代表别人。那是个相当相当紧张的人。我看见一次战争或别的事。那是你丈夫;他是个士兵,他像是厌倦了战争。他完全被撕碎了,我看见他在一个地方,叫做退伍军人管理局。你来代表他,因为他太紧张,来不了。
95

全能的神,对那个配得这祝福的人,我谴责魔鬼,祈求这人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姐妹,不要惧怕;要有信心;全心相信。

阿们!没错。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今天活着并且作王,至高无上。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哦,我多么爱他!
你相信吗?我猜我们彼此是陌生的。我不认识你,但这里有个跟我在一起的认识你。那是我的朋友主耶稣。他是我的父,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我的信心和信赖就是建在他身上,是在他身上。你到我这里来,因为我是他的仆人,要帮助你。你是个基督徒。你面对一次手术;那是你身体里的一个器官。我看见在一次妇科检查中,有东西垂落了。他们正考虑安一个支架来托住它,那是膀胱,掉下、垂落的膀胱,它掉下去了。医生想要对膀胱动手术。
96

我看见一个年轻女士站在你身边;那是你女儿。她受肿瘤的折磨。那肿瘤在乳房上。不要惧怕,姐妹。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魔鬼,祈求拯救,阿们!

至大者,永恒的王,天上的王,诸天的王,地上的王,圣徒的王,荣耀者,阿拉法,俄梅夏,沙仑的玫瑰,谷中的百合花,晨星,父、子、圣灵,这位大有能力的今晚站在会众中间,行丰丰富富的事。
请站起来,崇拜主,赞美他。现在我宣布医治的祝福去到这房子里每个受折磨的人那里。奉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每个魔鬼离开人们,从他们身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