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723 先知以利沙

1

谢谢,博兹弟兄。朋友们,让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感谢你有机会在你儿女面前来就近你的宝座,将他们献给你,今晚在这会堂祈求你将祝福降在凡等候你的人身上。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晚上好,朋友们。今晚我是带着感激的心上来,奉我们宝贵天父和主耶稣基督的名服侍。今晚我相信主神圣的同在大大地浇灌在我们的聚会中,祈求神今晚丰丰富富地应允我们,超过我们所能做和所能想的。
2

我想读一部分经文。若是可能,今晚我想早一点开始祷告队列,(明天是星期六,我知道那是忙碌的日子。)这样你们就可以早点出去。

我们为像今晚这样凉快,比平常好一些的天气而感谢主。呐,明晚和星期天下午、星期天晚上……
对于那些卖书和相片,想要这些东西的人,明晚将是最后的机会。星期天我们不卖。明晚照片或书……这也许将是最后一次。现在他们也许要退出市场。嗯,回来时我的聚会将有不同的形式。所以我们问你是否……我们不是卖书的。不,我们只是认为那些书和照片对你有益处。照我们所能拿到的让你尽可能便宜地得到它们。你可能会看到人们想要书和照片却没有钱,但不管怎样我们会给他们的。瞧?我们希望你拿到一本;它对你将是个祝福。
3

呐,翻到这里,读先知……我的话是人的话,会落空,但神的道不能落空。

呐,今晚,我相信,在我讲一会儿道,并同时留意时钟之前,你们会跟我一起祷告。也许我会讲一些见证什么的,尽量在二十分钟后开始祷告队列,若主允许的话。
呐,在《列王纪下》3章,我们读这些话。
现在你们给我找一个弹琴的来。弹琴的时候,耶和华的手就降在以利沙身上。
现在,愿主加添他的祝福给他的道,所读的道。
4

我们今晚的主题,涉及一个旧约的人物,是先知以利沙。我们所读的经文讲的时间是以色列非常黑暗的时刻。我要说,那是了不起的亚哈王的时期,是以色列的黑暗时代。他们经历了清教徒的扣押,就像基督徒教会经历的一样。

我相信,以色列最黑暗的日子就是亚哈统治的时候。亚哈娶了耶洗别,将偶像崇拜带进了犹太教会中。她带进了异教的神。
在黑暗时代,当教会又嫁给了异教,又将偶像崇拜带进了教会中,这种事再次发生在外邦人身上。
5

在我们的主题所讲的时期,亚哈刚死。你们知道,耶洗别被耶户让几个太监从窗户扔下来。以利亚预言了狗要舔耶洗别的血,就像她所杀了那个人拿伯一样,她从拿伯手里偷了葡萄园。狗几乎把耶洗别的整个身体都吃了,这个外表美丽,内心却残忍的王后。只有手掌等等留在狗所吃过的街上。

后来约兰(就是亚哈的儿子)接续亚哈统治;他不完全像他父亲一样邪恶。他父亲有点像是边界信徒。我们今天还有许多边界信徒;只是在边界上:风往哪边刮,他们就跟着往哪边去。但是约兰,他拆除了巴力的偶像,但仍然贴近他不该犯的罪。
6

土地……摩押王也许有点怕约兰的父亲,因为亚哈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在他统治时期,以色列非常团结。所以摩押王进贡了几千只羊,因为他牧养了许多羊。许多……他进贡这些羊,维持两个国家的和平。但是,当亚哈的儿子继位统治后,哦,摩押王也许想要来,再把那些羊拿回去。他知道亚哈的儿子不像父亲一样是个勇士。

在这期间,约沙法王治理犹大;约沙法是个义人,一个敬畏神的人。
7

呐,这位约兰,当他发现摩押王要向他宣战后,嗯,他打发人去犹大,问约沙法愿不愿跟他联合,去跟摩押王宣战。

呐,这点我想强调一下:就是信徒和非信徒结盟的问题。不要……嗯,那不行。神不喜悦这事。神说:“务要从不信者中间出来。”瞧?你不能把白天和黑夜联在一起;你也不能把信与不信联在一起。当你发现不信时,会发现它是由憎恨伴随着的。当你发现信心时,它是由爱伴随着的,因为爱创造信心。没有信心,你怎么能有爱呢?
8

呐,约沙法这位信徒,愿意尊敬某个拥有伟大王国的人,也许还有这个年轻国王当时所拥有的声望,他没有求问神或祈求神他该不该这样做,就联合他的军队去跟敌人争战,而没有意识到他是在跟和敌人一样坏或比那些摩押人更坏的人结盟。

我认为,上次世界大战期间我们做了同样的事。真希望我们今晚有时间停在这点上,但我们没时间。那就是,当我们跟俄国结盟,跟俄国结成联盟时……“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摩3:3]瞧?我们拒绝了十字架,因此得到了双倍的十字架。呐,我们送给他们的物资,好像他们要拿来轰炸我们。
哦,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但一天,公义的王要来,就不再有战争了;不再有悲痛了。一切都要结束。在但以理所看到从山凿出来的那块石头来到前,世上的万国仍然被撒但控制。撒但说地上的万国是他的王国;耶稣承认它们是。撒但答应如果耶稣拜他,他就将万国给耶稣。耶稣知道他无论如何都要承受它们,所以他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经上记着说:’当敬拜主你的神,单要侍奉他。’”[太4:10]
9

呐,在这期间,这个好人,因为他看过去,看到那里光明的一面,没有求问神,他就跟这个不信者联合了。如果今晚我有时间停在这点上讲……许多好心的基督徒做了同样的事,他们在社区建造比你过去常去的乡下旧教堂更胜一筹的新教堂。也许你以为更好一等的人去新教堂,便离开你曾属于的老式教会,去跟那个新教会联合。你陷入了跟约沙法一样的困境中。

不管怎样,他们的军队联合在一起了。留意一个信徒跟他的造物主失去了联系的时候。他们绕行了七日的路程,进入了旷野,有以东王跟他们一起去那里迎战摩押王的大军。
10

呐,他们如此匆忙地出发,甚至没有求问神。当他们发现七日到了,哦,他们的供水被切断了;他们没有水喝了。他们带着牲畜、动物在那里,他们的供水被切断了。看起来那似乎是他们的尽头了。

呐,那正是我们做的事。有时候我们在某处发了一通脾气,没有想到神,没有好好祷告,没有求问神我们该不该做,然后就会发现我们的祝福被切断了。有时候我们纳闷:“哦,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没有得到祝福了。”你没有留意,你在祷告生活上懈怠了。你说:“哦,我是基督徒。”哦,那意味着你应该比以前祷告得更多。每天读圣经,每天祷告。不要没求问神之前就太轻率或太匆忙地做任何决定。求问神:“父啊,我该这样做吗?”求问他:“你的旨意是要我这样做吗?”然后看圣灵对你说什么。他可能不会给你异象,但如果你真诚,求问他,他会以某个方式向你说话,让你知道。
11

我们看到,当危机出现时,这就显出了他们心里还是不是信徒。那就是约沙法,他说:“哦,我们这里没有水了。”

另一位王说:“我想摩押人领我们到这里,现在他们要把我们都杀死在这里。”但约沙法这位信徒……呐,他清醒了一点,说:“某处不是有先知吗?我们可以求问耶和华。”那是很好的主意,你们不这么认为吗?作为一个……他说:“如果我们在这旅程中,要死了、被打败了,我们难道不能就这事求问耶和华吗?我们岂不应该求问耶和华吗?”
12

哦,如果一个国家或一支军队在困境的时候应该求问耶和华,当癌症把你逼入绝境时又怎么样呢?当肺结核把你逼入绝境时呢?当痛苦把你逼入绝境时,不要放弃;让我们求问主,看他要说什么。瞧?

也许你会说:“哦,我有……我是个酒鬼;我是个妓女;我是……我咒诅了我整个一生。”不要放弃。让我们现在就求问主,看他对此说什么。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尝试了六年要从神的灵重生,要领受圣灵。他一直没有临到我。”哦,让我们今晚再试一次,看主要说什么,因为我们若把一切都从路上挪开了,他总是愿意的。
13

哦,有一个人说:“是的,以利沙在这里。他从前服侍了以利亚,他是个一个真先知。我们知道他住在这里,也许就在沙漠的某

处。嗯,他是个真先知。他从前服侍了以利亚。“
呐,有句老谚语说:“给我看你的同伴,我就能告诉你你是什么样的人。”那大概是对的。物以类聚。
14

不久前我在南非,那里有大聚会,你们知道,主大大地祝福,成千上万人得救,每天都有两三页报纸刊登神迹奇事。有一个批评者写信给我。他说……几天后有一封信寄给我。我想知道它是怎么在管理人员那里经手的。但它送到我那里,上面说:“是的,传道人伯兰罕,给我看你的同伴,我就告诉你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身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五旬节派的。”

我说:“哦,赞美主,是的。是的,绝对是。”
他说:“你身后的人百分之九十是五旬节派的。他们相信那样的东西。”哦,当然。那正是主要临到的地方,临到有信徒的地方。那是他能临到的唯一的地方,就是临到信徒那里。
15

呐,是那样的。以利亚有他的协会,或者说是以利沙跟大能的先知以利亚在一起。如果你记得以利亚怎么呼召他,将外衣搭在他身上,他就跟随以利亚到吉甲,到许多地方。我要你注意,当以利沙知道他要被呼召做先知代替以利亚时……嗯,以利亚拐弯抹角地想要把以利沙留在后面,但以利沙说:“我指着耶和华起誓,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离开你。”

我喜欢这样。当一个人从神的灵重生了,就会定睛望天。你要那样定睛。不要因为任何一件事离开主。只管定睛在基督上。
16

他们上先知学校,到当时大神学院那里去。呐,那不算是神学院,也许就像我们一些现代的神学院。他们打发人出去摘豌豆做汤,一个人去摘了一兜的野瓜放在锅里。这人不知道豌豆与野瓜的分别,没有先知的样子,我觉得没有。

但那差不多就是今天一些神学院的样子:他们不知道狂热和圣灵洗的分别。情况差不多一样。
但我注意到,其中一位先知回来,说:“锅中有致死的毒物;锅中有致死的毒物。”
以利沙说:“不要担心。”他去拿了一把面,撒在锅里,说:“现在你们想吃都可以吃了。”
17

那面来自于素祭。素祭要用固定的磨磨碎,每块磨石都一样。把素祭磨得完全:磨石是一样的,磨好的面一样。素祭代表基督。当死临到时,基督代替了那个位置,死亡就变成了生命,看到了吗?

同样的汤,以利沙没有说:“把汤倒掉,我们要再摘一些。”只要拿同样的东西。
当癌症或是医生、医学无法控制的某种疾病临到你的生命,不要放弃。素祭仍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凭信心把基督撒在你的生命里,每次它都必从死亡转变成生命。不可能失败,因为那是主耶稣。
18

以利沙预见了基督的影子,知道这面代表基督,他是摇祭,是举祭,是素祭。所有的祭物都指向基督。所以,以利沙拿了被磨成一样的面,撒在锅里: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正如基督在那锅里取代了死亡,带来生命一样确定,他今天也一样,当他在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基础上被人接受时,每次都会将死亡变成生命。

呐,后来他们去到这所学校。以利亚对以利沙说:“你在这里等候,因为我要往约旦河去。”
19

你注意那个旅程有三个阶段:其中一段是去吉甲,另一段是从那里去先知学校,下一段是往约旦河去。

呐,约旦河是他最后的地方,是他必须留意的最后的时间。那代表我们已经经历的教会时代。第一段是从吉甲……当教会从黑暗时代出来,经历了路德的改教。第二阶段经历了他们所说的恩典的第二个祝福或第二步工作:藉着约翰·卫斯理传讲的成圣。接着我们走下约旦河,死了,以后得到了圣灵。现在过了……
20

当以利亚过去了,到了另一边,他对年轻的先知说……那两位先知完美地代表了基督和教会。以利亚离开,将权柄留给教会,预表基督离开,将权柄留给教会。但教会必须经历路德派的时代,经历卫理公会的时代,经历圣灵的洗,向自己死去,以便领受祝福。

呐,他们过了约旦河。他们正在上山。以利亚转过身,说:“既然你一直耐心地从每个地方跟随我,不往回走,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呢?你决心继续走下去吗?”
以利沙说:“愿感动你的灵加倍地感动我。”就是要这样求。瞧?多多地求。神喜欢那样赐下来。只有一点……问题是,人们说:“我向天父求那么多……”哦,不要怕求他:尽你所能地求。他喜欢照你有信心领受的来赐给你。他不会耗尽。神有丰富的祝福。
21

你能想象大约这么长的鱼在海洋中央说:“我最好省着点喝水;有一天我可能会喝光”吗?哦,嗯,那跟神给你的祝福根本没法比。你能想象一只小老鼠在埃及的大谷仓下说:“我最好每天只吃几粒麦子,因为可能撑不过冬天?”嗯,它一千辈子也不可能吃完。你也不可能用光神为你储存的祝福,即使你在地上活一千万年,仍然会有许多的祝福为你存留,因为他是取之不尽的生命泉。你将自己栽种在他里面,在这泉源旁,就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太荣耀了!他多么喜欢将他的祝福送给他的子民,丰丰富富地赐给他们。

22

这位先知上去,他说:“我想要你加倍的灵。”

以利亚说:“你所求的难得,但继续注视我。我离开的时候,你若看见我,它就必降在你身上。”
呐,那怎么预表教会?一次有个年轻人去到……哦,是有个妇人去到耶稣那里,说:“主啊,当你得国的时候,让我两个儿子坐在你两边,一个在你右边,一个在你左边。”
“嗯,”他说:“我所喝的杯(逼迫、苦渣和死亡),你能喝吗?”
“能。”
他说:“我所受的洗,你能受吗?”
妇人说:“主啊,能。”
他说:“你能受,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所能赐的。”
呐,耶稣说:“我向教会做的事,你们要做更大的事。”呐,不可能是质上更大,必须是量上更大,因为他停止大自然,叫死人复活,医治病人。一切能做的事,他都做了。瞧?恢复死人的生命等等。所以,不可能在质上做更大的事,只是做在量上。“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多(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约14:12]
23

呐,你能想象当那个祝福被应许后,这个年轻的传道人怎么定睛在以利亚身上吗?我告诉你,如果有人说:“瞧这里,以利沙,”或这里响起了喧闹的声音;以利沙定睛在以利亚身上。他想要那双倍的灵。

如果今晚你想要那双倍的灵,就定睛在耶稣身上。别理会魔鬼说的话,批评者说的话,不信者说的话。要定睛在各各他,说:“主啊,你应许了。”
24

呐,当一个……一辆火车火马下来,以利亚跨上去,他升天时,解开袍子,不管是什么,扔在以利沙身上。以利沙捡起袍子,披在自己的肩上,往约旦河走去。他做以利亚所做的同样的事,将衣服折在一起,击打约旦河,说:“以利亚的神在哪里呢?”水就分开了,左右分开。

以利沙行了八件著名的神迹,哦,是以利亚行了,以利沙在世的时候行了十六件著名的神迹。
25

注意,呐,正如以利亚上去,耶稣应许加倍的圣灵给信徒:“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甚至要做更大的事。”[约14:12]五旬节那天……耶稣升天的时候上去,五旬节那天在他身上的同样的圣灵降在教会身上。

今天我想知道,人们宣称拥有圣灵的洗,宣称他们亲吻了神祝福的杯沿,当我们看到事情像现在这样发生时,怎么能闭口不说呢?现在是拿起我们受膏的圣灵的时候,说:“在耶稣基督身上的神在哪里呢?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在哪里呢?在我们主耶稣基督身上的神在哪里呢?”那是祝福。
26

在那个危难的时候,他们有可以转向的人。虽然以利亚走了,那位服侍过他的在这里,他有双倍的灵。今天这个充满疾病和罪恶的世界仰望永生神真实、拥有双倍圣灵的教会也是如此。此时我们能做什么呢?弟兄,我们的答案不应该是:“谁将是下任总统?”或某个神学。我们应该将他们交给永生神、复活的主耶稣。因为他下去发现……

27

也许以利沙坐在那里,在某处拿着圣经或经卷在读。我能想象他的仆人基哈西说:“有三位大能的王来造访你。”

呐,通常,我们今天的一位神职人员会出去润饰,穿上最好的衣服等等,出去迎接王,但以利沙没有。神职人员带着他所能用的一切好语法出去,装腔作势。
但以利沙出去,他们想知道他们该做什么。
以利沙说:“为什么你不去问你父母的神呢?为什么来我这里呢?”哦,他真的把他们批得一文不值。他说:“你为什么来我这里呢?为什么你不去求异教的偶像呢?”他说:“我若不尊重约沙法的情面,看都不看你一眼。”就像我们说的,他的头皮都竖起来了,不是吗?或者他义愤填膺,正如我们圣洁的人喜欢说的那样。瞧?他里面的一些东西都被搅动了。他说:“为什么?为什么?我若不看这义人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理你。”
28

今天我告诉你,我相信,若不是因为一群渴求神的人,今晚神就会把整个东西抹掉,重新开始。人们正在死去。让我们把他们带到基督那里。这就是为什么他的怜悯继续停留、忍耐,因为有一些义人在祷告和努力。今晚我们唯一的希望是在主耶稣基督里。没有东西……我们的国家被污染了;我们的民主被撕得粉碎,破裂了,这地上的万国被撕得粉碎。但有一个我们相信快要降临的国度:主耶稣基督建立一个永远的国度。世上得救的万国将住在那国度里。必有一面大旗、一个国家、一种国民,说一种语言;那是天上的语言。这将是那时的国民。

29

呐,以利沙,当他这位先知……你知道,有时候先知们发怒了,或者他发怒了。他情绪不好,(这可能有点伤害人,但我是存敬畏的心这样说。)注意,他说:“我若不看约沙法的情面,甚至理都不理你;既然如此,给我找一个弹琴的来。”那是某种音乐。

呐,一些人批评教会里的音乐。但如果当时音乐使神的灵降在先知身上,今天它也会做同样的事。瞧?他说:“给我找一个弹琴的来。”他们去找了一个弹琴的来,开始弹奏真正美好的赞美诗。我想象,先知坐在那里。弹琴的弹了很久,先知从不好的情绪中出来,开始思想神,不久,主的灵降在他身上。当主的灵降在他身上时,他开始看异象。
30

弟兄,那正是今天教会的问题。之所以我们没有看到异象,有一些狭隘的想法,是因为我们祷告得不够久,或事情做得不够久,没等到神的灵进入我们中间。

我们过去常唱老式的诗歌,唱得眼泪流在脸颊上,罪人得救,甚至传道人还没上到讲台。但今天,我们只有陈旧、仪式化、枯燥的节目。我们必须经过这个、那个和别的。我恐怕我们叫神的圣灵担忧,离开我们,你们不这么想吗?肯定是。
我记得,或是读到过卫理公会过去的晚上。当阿斯伯里和卫斯理他们最初来这里时,就被称作是圣滚轮。现在你们卫理公会信徒在这些华丽的大教会里不想相信那个,但他们的确是被称作圣滚轮。没错。
31

你们的牧师,你们的创始人约翰·卫斯理也是相信神医治的伟大信徒。当他的马摔断腿后,他甚至用油膏抹他的马,然后上马骑走了。那是他做的事;记在他自己的笔记本里。这份笔记我有。是的,先生,他要为一个妇人祷告,马摔倒了,摔断了腿。他不能叫马站起来,看到马的腿断了,就从口袋里拿出瓶子,用油膏抹马,然后跳上马,骑走了。是的。

你要是今天在卫理公会教会里传讲这个,他们会把你扔出门。但那正是你们所出的问题。你们降低栅栏,绵羊出去,山羊反倒进来。这就是你们教会今天去到的地步。那正是我们今天所站的地方,没错。
今天我们需要的不是新的神学。今天我们需要的是美好老式、圣徒保罗的复兴和圣经的圣灵回到众教会中,那将把永生神的大能带回到教会。是真的。那正是今天教会需要的。
32

以利沙,我能想象……弹琴的开始演奏,圣灵降在先知身上。当圣灵降在他身上时……他是个被激怒的人,准备责骂这位约兰和站在那里的这些王,顶撞他们;但当主的灵降在他身上时,他开始看见异象,开始看见一件事。

今晚你们来教会,说:“哦,我什么也没看见,只有一堆的心理学。”原因是你没有让主的灵降在你身上。你让主的灵降在你身上,就会看见什么。是的。通常你会得到你要来看的东西。如果你来批评,魔鬼会指给你看足可批评的东西。如果你来看主,神也会确保你看见。通常你都会得到你期望看到的东西。是的。所以你只要期望主的灵降在你身上,指给你看主复活的大能、神迹和奇事,你必看到,你必得到。
33

以利沙,当主的灵降在他身上时,他看见了一个异象。他说:“呐,异象临到,救恩此时临到了几位王,因为当时圣灵对先知说话了。”他说:“现在从这里出去。你们虽不见风,不见雨;但我要你们满处挖沟。明日早上,约在献祭的时候,遍地必满了水。要满处挖沟。”

呐,他们回去叫每个人……我能想象给他一把铲,开始挖,就在炎热的沙漠挖沟找水。你们虽听不见风声,也看不见雨降落,但必定有水。呐,这炎热的沙漠怎么会有水呢?你能想象八月中旬去到莫哈韦沙漠中挖一条沟,没有任何的雨声,没有任何的风声,然而沟里必满了水吗?为什么?神那么说了。那就是为什么。
神使属肉体的头脑在他眼里成为愚拙,使事情成就,或使那些在属肉体的头脑看似如此真实的事成为无有。他使那些在属肉体的头脑看似愚拙的事成为真实。“就在那沙漠当中开始挖沟。”
34

哦,每个人都挖沟。哦,现在取决于那人为自己、为牲畜、为马匹取多少水,取决于他挖了多大的沟;因为沟要满了水。我能想象看到他开始挖。那是我们今晚应该做的事,就是开始挖,为有朝一日老式的浇灌做好准备。

我能看到那人挖。首先你知道,他扔掉满满一铲子的土。他挖到了一大块炉渣。那是什么?他拉出来,某种平底的大锡锅。他低头看那里,那是什么。教会的一个会员说:“呐,瞧这里,约翰,我知道你病了,你去到那里,但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只要你让那旧的平底锡锅放在沟里,你就永远不能充满水。把那东西扔掉,让水取代它。水代表生命。
35

你在那里继续挖,有人来说:“呐,小心。那是心灵感应。我知道许多人信靠那样的东西失去了生命。”只管把那东西挖出来。你挖得越深,就有越多的水。那就是今晚我们需要的,就是美好老式、除掉魔鬼扔在你周围的一切旧的幽灵等等。张开双臂,说:“神啊,赐下一阵大风,让我的魂充满你生命的水。”

因为先知知道这一件事,在那旷野里,一次以色列经过那里,没有多少年前……那磐石仍在旷野那里,那磐石能产生水。在旷野的同样磐石今晚就以圣灵的样式在这里,给每个饥渴焦干的魂带来生命的水。犯罪生病或死于癌症,不管你是什么,神在这里为你产生生命的水。它已经受击打了,正在流动。把你的沟挖出来,扔掉所有的不信,因为圣经说:“愿意的,都可以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启22:17]即使他是卫理公会的、浸信会的、天主教徒、长老会的、五旬节派的,愿意的,都可以白白饮于神的灵。阿们!
36

接着我注意到,次日早上,摩押人观看,沟里都满了水,太阳升上来,照在上面,使它……那对以色列人是水,只管喝,过得愉快;但那对他们摩押人来说却是血。所以他们说:“我们要马上跑下去。”那里有埋伏,以色列人把那些摩押人一直赶到墙边,拆毁他们的城邑。另外,每个人都手里拿一块石头,塞住摩押人的一切水井。

呐,今晚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挖足够的沟,直到我们能得到足够的水,身上有足够的圣灵,起来信靠神,拿美好老式见证的石头,塞住周围这些形式化、说“神迹日子过去了”的旧井。去欢呼赞美神。那是今晚我们需要的。你们信不信?
37

我的时间过去了。哦,当我再来芝加哥时,我想要有更多的时间。我爱主,思想他的良善和大能。听到这位埃克伯格小弟兄刚才传讲,传道或歌唱,“有人坐在路旁乞讨,这时耶稣来了。疯子用石头砍自己,这时耶稣来了。”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在阿肯色州。我在阿肯色州小石城的一场聚会上。那里有……我们去到跟这礼堂相似的地方;下面有个地下室。
阿肯色州小石城的G.H.布朗先生,使徒教会的一位牧师(是维克多街505号,如果你想给他写信索取见证。),他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可能见过许多场面,但你决没见过类似于地下室里发生的事。”
我说:“是什么呢?”
他说:“是个妇人,疯子。你应该看看她。”
38

在讲道和为病人之间,我有一小段时间,所以我去地下室看那妇人。他们把她放在那里。当他们把她放进去时,她几乎要撕毁了教堂或他们所在的建筑物。他们把她放在那里。下去时,她丈夫站在台阶上,是个很典型的阿肯色弟兄,衬衫打了补丁等等,当他们走下台阶时,我说:“你好,先生。”

他说:“你是伯兰罕弟兄?”
我说:“是的。”
他说:“我刚通过扩音系统听你讲道。”
我说:“是你妻子病了吗?”
他说:“是的,先生。她在精神病院呆了两年。”
我说:“哦,太糟糕了。”
他说:“伯兰罕弟兄,她是个好女人。我们有五个小孩,其中一个大约三岁。医生给她打了一针,就使她疯了,出问题了。”那是医生的过错。我不是要对此说什么,但不管怎样……我不是批评医生,但有时候药也杀死人,就像它帮助人一样,你看到那是怎么回事。
39

不久前,有个妇人,基督教科学派的妇人,为她的婴孩信靠主,孩子死在了加利福尼亚州。不到二十四小时,全国各地的每个报刊杂志都说:“哦,你看到吗?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是这样。那是神的医治,你不能信靠它。瞧那里,那是什么?它做的就是那个。那婴孩死了。”哦,他们总是竭力把人指向某个有点走极端的人,他们从没想到那个没走极端的人。

听着,有一句老谚语,我并不是有意要表达这点,但适于此者也适于彼。全国报纸刊登那妇人的同时,有一万人死于药物治疗。所以如果你要烙上一个是不可信靠的,那也要烙上另一个是不可信靠的。是的。所以,我会给两者烙印,说:“要信靠主耶稣基督。”是的。但就是这样。
40

在医生因她过早绝经给她打针时,药物跑到了她的脑子里,她在疗养院已经十年了。所以他们……她处在可怕的状态。我看着地板上,她躺在那里。他们让她那样穿着。她已经两年背不离地。她的四肢、手脚像这样伸着。她的腿和手臂到处都在流血。我说:“她为什么流血呢?”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今晚必须用车载她来这里,救护车不敢载她。我有位弟兄……我们四个人来,上了车,一个人开车。她把车上所有的玻璃都踢掉了。”那是……
我说:“哦。”
41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有一个小孩在家。我……我卖了骡子,卖了一切,给她尽可能的一切治疗、休克治疗,她处在那个情形中。我不知道。我听说一个妇人得医治了(弟兄,杰克弟兄,那是来自梅里第安的妇人,得医治出了疗养院,她在精神病院呆了十年)。”他说:“哦,我就带她过来。”

我说:“好,我会为她祷告,弟兄。”我像那样走下台阶,走出去。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不要去那里。她会杀掉你。”
我说:“哦,我想不会。”我当时是个小伙子。于是我走到那里,她举止好像她在那样向我伸出手来。我说:“你好。”她只是眨眼睛(躺在那里),眼神相当呆滞。我抓住她的手,跟她握住。如果神没有与我同在,那男的是对的。她像那样猛地拉我,我的……被邪灵所附的人力气几乎大了十倍。
42

若是魔鬼借着完全附在人身上可以使他们比实际的力气强大那么多倍,当神像那样完全得着你时,会做什么呢?他能做什么呢?他能使残疾的手臂变直了;他能使从未走路的人再走路。他排除眼里的白内障,直到你又能正常地看见。嗯,神是有大能的,是奇妙的。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属于他。

这妇人处在那个情形里,她猛地拽我;我的脚就蹭到了她的胸部,不然她就把我摔在地板上了。我把手挣脱了,跑回来,跳上台阶,她过来追我,拖着身体,快速地追赶我,好像蛇在地板上。拖着,拖着,就像那样。她靠近了,像蛇一样吹气,“嘶嘶嘶。”[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
哦,我看着她,心想:“我从未见过像这样的事。”她转过身,用她强壮的腿撞击墙壁,像那样踢,有一条凳子放在那里,她头撞在凳子上,一块木板从凳上飞出去了。血从她头上流出来;头发留在凳上。她极其可怕地笑着,“嘘嘘嘘,嘘嘘嘘。”[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
43

我说:“嗯。”她把那块木板拿在手里,向她丈夫投来,打掉了墙上的粉刷。我说:“哦,太可怕了。”我说:“哦。”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能做什么事吗?”他哭了起来,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说:“是的,先生。耶稣基督能医治她。”
他说:“嗯,伯兰罕弟兄,”他说:“我该做什么呢?”
我说:“只要相信。”我说:“我可以站在这里,为她祷告,如果你……我告诉你,我不知道是不是要出去,再按手在她身上。”我说:“但如果你愿意相信,耶稣必使她痊愈,我要在这里祷告。”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愿意相信。”
44

约在那个时候,妇人转过身,说:“威廉·伯兰罕,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是我带她来这里的。”

哦,她丈夫说:“伯兰罕弟兄,她发生了什么事?那是她两年来说的第一句话。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她什么也不知道。”
我说:“那不是她。那是那个鬼魔。瞧?是鬼魔在说话。瞧?”我说:“瞧,就是那样。”
他说:“哦,我担心。”
我说:“的确令人担忧。”我说:“现在只要有信心。让我们彼此拥抱。”
我把手举向天,说:“天父,我祈求你医治这妇人。撒但,奉主耶稣的名,你离开她。”
他说:“我该做什么呢?”
我走上楼梯,他说:“我该做什么呢?”
我说:“带她回到精神病院。看他们对此说什么。你相信什么?”
他说:“我相信如果另一个妇人好了,我妻子也会好。”
我说:“就是要那样相信。是那样的。”
45

大约三、四个星期后,我在阿肯色州琼斯伯罗,我在一个帐棚里,在那里有一两个晚上的聚会。我一直看见有人像那样坐在那里向我挥手。我从未注意到他们。那里有许多小孩,一直挥手。不久,那女士再也忍不住了;她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认得我吗?”

我说:“不认得,夫人。”
她说:“上次……这是我第一次记得看见你。我在小石城以背着地。”
我说:“你不是那女士吧?”
她丈夫说:“亲爱的,让我来讲。”于是他上来,孩子们搂着他们的妈妈,所有的孩子都……他们说他们带她回到精神病院。她再也没有一点问题了。第二天早上,他们去看她,她坐着。三天后,她被允许出院,头脑正常了。
46

不久前,摩尔弟兄和我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我在几千人面前提及这事,这女士站起来,说:“伯兰罕弟兄,你还记不记得我?”她和她丈夫……他们卖了农场,丈夫在传讲主耶稣基督的福音。

当耶稣来时,一切错误的东西都改正了,正确了。所以,让我们今晚祈求我们可爱的主来。当他在地上时,他所做的事,他知道人们有什么问题。他说:“我不能做什么,直到父显给我看。”《约翰福音》5章19节。当他们质疑所有那些残疾人的事,为什么他不医治他们等等。他医治了一个躺在小床上的人。嗯,父显给他看那人在哪里,告诉他要做什么。他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做事,子也做事。”
有个妇人摸了耶稣的衣裳,然后跑到会众外面。耶稣知道能力即力量从他身上出去了。他转过身,看着妇人,说:“你的信心救了你。”他今晚是同样可爱的父。你们信不信?让我们向他祷告一会儿。
47

怜悯的父,我们现在低头,为圣经的那些大人物感谢你,那些人怎么下来需要帮助。你从未不给自己留下一个见证人。今晚,可称颂的圣灵在这里作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见证。主离开前对我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同样的那种事……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他说他要与我们同在,也要在我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今晚我们感谢神,我们相信,看到他在这里的记号和结果。

父啊,当这个教会和你卑微的仆人在讲台上,当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时,我们相信圣灵必来接管会堂里的每个人。求你彰显你的爱,今晚拯救所有还没得救的人,把那些像浪子一样四处流浪的人领回父的家里。主啊,求你应允。
你可怜、生病、有需要的孩子,愿他们每个人今晚都得医治。我奉神的爱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阿们!
48

现在,我们要叫祷告队列,为病人祷告。愿圣灵此时完全掌管聚会,从中得到荣耀。现在,我要大家尽可能敬畏,然后让圣灵进来。不要……不要猜疑。不要……那个伤害很大。你晓得你自己就是神的个别单元吗?你知道吗?如果我……他们告诉我说我像我父亲。他差不多跟我一样的个子。为什么?因为那是我父亲。哦,如果我们是基督徒,我们就会有我们天父的记号,你们不这么认为吗?我们的灵要呈现那种敬畏,他要在聚会上,因为他得着荣耀。

对于许多的人,也许今晚是你们第一次、第一次参加我们的聚会,当你看到圣灵运行时,它可能跟你在教会中的聚会有点不同。我祈求你们不会是一个批评者,你们是友好的。只要读圣经,看你们看到发生的事,看它符不符合圣经;看神应许了这事没有。我们不敢说一件事,除非它先是从这圣经来的。这是神在圣经中的计划。
呐,有时候神学家们错误解释了它。但现在……他们试图绕过所有的奇迹,所有的事……那是今天基督教福音是最低下的一个宗教的原因。伊斯兰教比基督教多出几百万人。瞧?基督教是低下的。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做耶稣告诉我们的事。他说:“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万民证明圣灵的大能。这些神迹必在普天下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至死;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那是最后的大使命,是从救主嘴唇出去的最后话语。我知道他的使命是真的。
49

他说,他所做的事,我们也要做,因为圣灵是什么?圣灵是什么?就是耶稣基督在灵的形式里。“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今晚我们看到耶稣,同样的耶稣行他当时所行的同样的事:传福音,彰显神的大能,异象显给他看,行父告诉他做的事。

50

呐,我还没叫祷告队列,是吗?好的。让我们看看,你发的卡是什么?你昨天发的是T卡,不是吗?T卡。好的。我相信我们带了……我们一次只叫一些卡。我相信昨晚我们大概是从35到50,我相信是这样的,35到50。今晚让我们从85叫到100。那将是这些卡最后的部分:85到100。呐,谁有祷告卡T85,请举手,说:“我有。”T85,这女士。86,87,88,89,90,一直到100。让他们先上来,在这里站一排,我们要跟他们一起祷告。

四处看看。引座员……摩尔弟兄,你愿意下去帮比利和一些引座员看看这些人是不是……一些人可能站不起来;他们可能是残疾;他们可能瞎了或聋了,听不见他们的号被叫到。我们很高兴他们帮助他们站起来。
51

呐,今晚会堂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却想要主耶稣医治你,让我们看看你的手。你没法进入这队列,但你想要主耶稣医治你吗?好的。在阳台上。嗯,我差不多打算某个晚上叫一条队列让人经过,为他们祷告。有那么多人要接受祷告。多少人喜欢有这样一个晚上,让我们看看你的手?我想有一天……我肯定我把聚会太多的时间放在奇迹上,只是让人们有信心。

我害怕的是,神因惩罚加在人身上的东西我却从他身上拿掉了。如果我把它拿掉了,那就……神就要让我跟他清算。
记得摩西吗,摩西在那里做了什么事?他有权柄那样做,当神告诉他不要击打磐石,他却击打了磐石。神便接他上去,不让他进入应许之地。我肯定想过去,你呢?我想要确定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不管神说什么,我知道那是对的。我为大家信靠神。
52

但这里,这种事工在美国……当他们正在排队祷告……让我们看看是不是把他们都带过来了。如果没有,也许如果我们还剩一点时间,我们要在那里叫别的地方,多叫一些人上来。多少人站起来不要紧。有时候我连三、四、五个都叫不到。有时候我一个晚上叫到了五十个:取决于信心运行得怎么样。

呐,亲爱的基督徒,我仍然因为虚弱而收到批评的信件。我无能为力。老实说,我无能为力。那是主耶稣行的事。你知道如果他……基督就是神。你知道吗?“基督”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意思是“受膏者”。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你相信吗?哦,如果能力从神不死的儿子身上出去,它对像我这样一个靠恩典得救的可怜失丧的罪人又会做什么呢?瞧?所以我……但下次来到芝加哥,那将是不同的聚会。
53

在非洲、印度,任何地方叫一个人来讲台,或者让圣灵在那里揭示一件事,整个人群都会做你告诉他们做的任何事。那天在南非德班,因为见证人就坐在这里。斯达茨克列夫弟兄,我们的随军牧师朋友坐在这里的某处(刚才他跟我在讲台上),他在那里知道,一个人像狗一样走路,当他站起来,借着主所显示的异象痊愈了,告诉他是谁,一次几乎有两万五千人接受,或三万人接受基督作他们的救主。

F.F.博斯沃思博士,今天下午他刚动身去日本(说今天下午……非常真实的一个人。我知道他不会说任何事,除非那绝对是事实。)。他说:“伯兰罕弟兄,至少有两万五千人在你所做的那一个祷告中得了医治。”
54

但在美国,当我们看到那事,哦,“琼斯博士说那是心理学。别人说那是心灵感应。”我们……我们有理由。为什么?我们被各种异教之风摇动。一个说这个,一个说那个。朋友们,要在圣经的光中检验它。如果圣经那么说,就是真的。如果没有,就不是真的。

呐,愿主祝福。呐,我想他们正在这里准备一些手帕接受祷告。任何时候你丢了手帕或什么东西,想要……(从我身上拿走那东西。)[原注:伯兰罕弟兄对某个人说话。]如果你丢了手帕,想要一块,只要写信到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我很高兴把手帕寄给你。
55

呐,我们要为这些可怜、生病、有需要的人祷告。呐,我们主耶稣的仁慈……这里也许坐着三千人,眼睛转向了这讲台。毫无疑问,有许多怀疑者。许多人,他们的心激动;他们是坚定的信徒。一些人正在好奇地寻求,当我们说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行他在肉身中所行的同样的事,藉着他教会的肉身做工,正如他应许的那样时,他们留意观看会发生什么事。那是因为要应验神的道。

耶稣复活后,马上向一个叫保罗的人显现。他们看到他是个属神的伟人。他看异象,神尊重他的祷告,医治病人。他不能去到他们所有人那里,所以他从身上拿了手帕和围裙送给病人和有需要的人。神啊,这绝无错谬的神圣著作告诉我们,恶鬼从人们身上出去了,疾病得医治了。主啊,今晚我们晓得我们不是圣徒保罗,但我们……你仍是主耶稣,拯救我们这些像他一样的罪人。我祈求你医治这些手帕所去到的每个人。父啊,眷顾他们直到最后的终点;医治那些生病的小孩、母亲、父亲、女儿、儿子,不管他们去哪里。就像神的祝福在保罗的日子随着一样,他从身上拿了手帕,当这些手帕从信徒的身上出去,愿神迹奇事伴随它。我们为了神的荣耀这样祈求,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愿主加添他的祝福。
56

基督徒们,从位置上,你们晓得我站在哪里。你们自己站在这里。呐,我问,如果你有一点怀疑,今晚请走到别的地方去,相信一点。要合乎情理。只要说:“主说,我们来辩论。”瞧?留意主耶稣在地上时所做的事;看看他应许了什么:我们要做同样的事。

你能想象如果他此时站在这里会做什么事吗?至于说医治人,他会说:“我死在各各他时已经医治了你。”
你说:“我是个罪人;我想要你拯救我。”
他会说:“我死在各各他时已经拯救了你。你现在接受吗?瞧?我死在各各他时就医治了你。我为你的过犯受害,因我受的鞭伤你得了医治。”这事他不能做两次,他必须只做一次。事情已经完成了;永远解决了。
呐,他现在能做的,或者说我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你指向他。就是这样。他是医治者。他已经医治了你。只要看神至高的恩典,他已经成就的事。
57

呐,若是我或你,你会说:“他们若不因此接受我的话,就由他们去。” 但神不是。他赐恩赐在教会里;他劝说;他不愿一人沉沦。瞧?他赐下医治的恩赐、神迹等等在人们中间,竭力要他们相信。呐,让我们把我们的教会教义放在一边,直接查考圣经,看圣经说什么,然后看耶稣是不是……作为基督徒信徒,这里有多少人相信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让我们看看。谢谢。

如果你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那我想问你: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吗?他那样说了吗?他说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吗?“我往父那里去。”他又说,他不能做什么,惟有父显给他看一个异象要做什么。对吗?呐,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今晚就会做同样的事。呐,那是我今晚的论点: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58

当这聚会结束时,也许我会虚弱,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但我祈求当你们今晚离开这门时,不会作为一个批评者,而是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你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心火热吗?他们在那里整天与耶稣同行,但他做了一件别人没有那样做的事,他们就知道那是主。对吗?

现在我祈求……看这边,基督徒们。你们一直去教会。你们得救了;你们会众和芝加哥附近的好教会,你们有神的祝福与你们同在,但我祈求我们的主耶稣今晚做一件有点不同的事,使你知道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了,像那些从以马忤斯来的门徒一样。愿你回到家说:“我们的心在火热。”那是我的祷告。
59

呐,圣灵,主啊,看你的仆人。我已经尽我所知的传讲了,告诉人们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你的怜恤和怜悯今天跟当时一样对他们是大的。晓得今晚你的手是我们的手,当我们有手,你才有手。当我们将自己交托给你,将自己从画面上除掉,你才有,才能跟我们同工。我祈求你用你卑微的仆人这样做,为了主耶稣复活的荣耀,为了在这个世代应验他的道。阿们!现在,愿主耶稣……

比利·保罗,你让他们都排好队了吗?好的。
60

女士,请你过来。呐,你们进入队列的人,记住这点;会众中的人,不管主说什么,就去做。

呐,此时,他们……你们很多人拿到了照片。我希望你们能……不是为了卖照片,而是让你们都能拿到那照片,拿到那篇报告。那很奇妙。呐,同样这位,科学世界已经认出那是超自然存在,在审判的日子,当我站在你们每个人面前,它就离我此时所在的地方不到三英尺。瞧?呐,它还没有进入我里面,只是站在这里,也许等一会儿它会。它是那位做辩明工作的。愿主祝福。现在他在这里。感谢归给主!
61

呐,女士,你是今晚来讲台的第一个人,我想我跟你是陌生人。

呐,当我们的主上去……他要去耶利哥,他走撒玛利亚的路有一个目的。他说他照父告诉他的去做。坐在那里,他跟撒玛利亚妇人接触。(就像今晚一个黑人妇女,瞧?)他说:“请你给我水喝。”
另外,犹太人跟撒玛利亚人没有任何来往,他们说:“嗯,你跟他们有任何来往是不合宜的。”他们没有来往。
但耶稣让他们知道那个种族的限制被打破了。他说,他说:“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求我给你水喝。”谈话进行着。妇人意识到她正站在某个大人物旁边。呐,不久,耶稣跟她谈了一会儿,捕捉到她的灵,看到了她的问题在哪里,因为他是众先见的王。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有五个。”他直接说到妇人的问题。
62

呐,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你站在这里为了某个目的。我不知道;我无法知道。你只是个上到这里来的妇人,但主知道,不是吗?哦,如果他……如果我传讲了福音,说了有关主正确的事……我说他告诉我去做这事,作他复活的见证人,如果他真的这样做,那你们就听见了我的话。如果他这样说,那是他的道。对吗?你有权利怀疑我的话,直到主说话,说那是真理。对吗?

会众也是一样。你们有权利怀疑我的话,但当主说任何事时,你就没有权利怀疑他。怀疑他就是罪。“去吧,不要再犯罪了,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厉害。”
63

呐,姐妹,你晓得,我是个小学生,七年级的学生。我不是精神病医生。我是……我是神的仆人,那是……是真的。我没有像人所说的是读人的心思。为什么罪恶等等上升,因为几年前他们忘记了,他们没有思想那些事。耶稣做了同样的事,瞧?他们说他是别西卜。所以我不能期望被称作别的,是吗?

但你今晚作为信徒在这里。你在这里,现在承认,知道你在主的同在中,不是我(你弟兄)的同在,而是主的同在。呐,你患了神经疾病。你是个极度紧张的人。你正期待一次手术,是一个大肿瘤,在胃里面。那些事是真的。那不是我的声音;那是主。呐,如果主站在这里做这事,你会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吗?请你来一下。
天父,你的灵在这里,妇人意识到你在附近,我祈求你医治她,愿仇敌离开她。我说让仇敌走,因为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来挑战仇敌,他在各各他打败了撒但,剥夺了撒但拥有的一切特权。撒但,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4

要有信心。全心相信;就必得着。呐,大家尽可能保持敬畏。女士,你愿意上前,走近一点吗?我要你足够地近,当那恩膏来到我们中间……瞧?有一大群人在底下拉动,呼唤,你知道,这使它离开我许多次。我之所以想要留在队列里,若是我能等到队列的大部分完成了,若是可能……

呐,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彼此不认识吗?但主耶稣知道我们俩。呐,如果他站在这里跟你交谈,他会知道你的生命,因为父会揭示,对吗?他应许了他的先见会做他所做的同样的事,对吗?“我所做的事……”
65

神在教会里所赐的,有先知、使徒、教师、传福音的和牧师,都是为了成全教会。你相信吗?我只是跟你交谈,让你平静。你站在这里有一点摇晃。但没有东西伤害你。那都是有益的。

我亲爱的姐妹,你意识到有东西正在向你运行,你所看到的那张照片,在我们中间的就是那个,神恩典的乳白色的光环。我看到你离开我。你处在危险、严重的情形里。你得了癌症,癌症扩散到全身了。你有……我看到医生做某种检验或检查。他正在移动有关右肺的一样东西。右肺有个黑斑,右肺得了肺结核。你来自外地。你是从印第安纳州的一座城来的,印第安纳州科科莫。走近点。
全能的神,今日的素祭对教会……这个可怜快死的人站在这里,晓得一个超自然物此时正借着人的肉身运行,揭示人心里的秘密,显明什么是真理。父啊,我祈求你怜悯。正如你的仆人以利沙把素祭撒在锅里,就把死亡改变成了生命,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按手在这妇人身上。愿主的灵将死亡改变成生命,愿妇人为了你的荣耀而活。我谴责仇敌,要求它从妇人身上出去,愿妇人藉着神的儿子耶稣而活,为了神的荣耀。阿们!神赐福你,姐妹,欢喜地去吧。呐,把你的见证写给我。
66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只要相信。

先生,主在垂听你的祷告。你正在祷告神让我对你说一件事,因为你没有机会进入祷告队列。你患了疝气。现在站起来。这人在这排的末了。站起来。你的疝气现在离开你了,先生。你可以回家去。主垂听了你的祷告。你的信心已经医治你了。耶稣基督怜悯了你。神赐福你。
67

这是……你好?你相信你看到成就的事是从主神来的吗?你相信他的同在就是你现在感到的恩膏吗?你相信那是主吗?我跟你是陌生人。据我所知,我不认识你。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是。你患了心脏病。你有心脏病。你是从城外来的;我想你是来自衣阿华州。对吗?我看见你在一个地方,一所医院或某种的……我看到它重复两次。那是你经历的两次手术。其中一次,你卷入了一场事故:医生造成的,他刺破了膀胱。是真的。走近点。

怜悯的父啊,当我们的姐妹今晚站在耶和华神的恩膏下,神叫他儿子基督耶稣复活了,要在我们生活的这个邪恶淫乱的世代宣告这些事,神啊,我祈求你从她身上除掉疾病和病症,使她痊愈。
我谴责这恶者,按手在她身上,祈求她的医治,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8

神赐福你,我的姐妹。你知道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瞧,姐妹,那是胜利所在的地方。瞧,我只是你的弟兄。但是,我不记得异象是什么,因为它马上离开了我。我在录音带上播放,但不管主告诉你什么,那是我一无所知的事:发生的事或别的事,那是我一无所知的。但你知道那是真的,不是吗?是的,那绝对是绝无错谬的真理。哦,如果一个灵在我身上使我看到那些事,如果你相信那是主耶稣基督的灵,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必要痊愈,是吗?呐,你得医治了。你得医治了。不管你的病是什么,现在你周围都是白的。你可以回家去,欢喜快乐,赞美神。神赐福你。

69

好的。带女士过来。你好?

你想要相信,坐在那里脖子上围着红围巾的姐妹。我看见主在你旁边,最后两三分钟里……我看见主在你附近。呐,你患病,坐在你前面的女士患了同样的病。到现在为止我不知道那是什么病。但主耶稣能向我揭示,不是吗?你在祷告,想要有信心。是的,是动脉硬化。是的。你前面的女士有同样的病。对不对,女士?看到那些鬼魔互相拉扯吗?就像一条黑纹一样从这里到那里。
呐,你举手,前面座位的女士,就是那个穿着白夹克的女士。你抓住她的手,姐妹,坐在后面座位的你;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
仁慈的天父,我现在祈求,那些鬼魔试图以为他们能逃脱那要临到他们的神忿怒的诅咒,他们无法逃脱。从妇人身上出来,你这恶鬼,我命令你离开,奉耶稣基督的名,你离开,阿们!
呐,我的姐妹们,我此时无法告诉你们,但是把我拉向你们的东西就是你们的信心,悬挂在你们头上的黑暗已经离开你们俩了,瞧?现在去吧,神与你们同在,使你们痊愈。
70

你好?你是女士……这是要接受祷告的女士吗?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吗?我们的姐妹……是姐妹吗?你认识我,但我不认识你。我们的主耶稣知道我们俩。他喂养我们的一生。你来到我这里,要为一件事得到帮助。毫无疑问,你是个基督徒。你是个基督徒,我知道你来这里不是为别的目的,乃是有需要,或者在某种程度上是基督徒。

呐,我看到有人在你附近。那是你想要得医治的人,是你很喜爱的人;是一个女孩,那是你女儿,她的腺体患病了。接着你……我看见一大段时间移动,有人靠近。跟某处的教会有关系,那是一个传道人的妻子,她患了糖尿病。那是在俄亥俄州。过来,把这手帕给她。父啊,我祈求,当你俯瞰这场面的时候,我祈求你医治这些人,主啊,祝福手帕所代表的人,愿他们痊愈,奉你爱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不要怕。把手帕放在她们身上,一切都会好的。一点不要疑惑,只要有信心;全心相信,主必祝福。
现在你们全心相信吗?
71

姐妹坐在那里看着我,患了关节炎,你的信心现在救了你;你可以回家得痊愈。神赐福你。

你要带……你好,年轻人。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许多其他的仆人在这里,但我是主的仆人。马上有一个灵从这个年轻人那里拉动。这男孩在困境中,他深陷困境。这男孩患了精神障碍。你刚从一所疗养院来。我看见他们给你某种休克治疗。他们给你休克治疗。你有恐惧症,就是你看到前面一直有张脸。那是个……你看到的是你妈妈的脸。你是个结了婚的人。你有妻子和两个孩子。
耶稣基督过来,在加大拉救了一个人,今晚他在这里要救你脱离这疾病,从你身上除掉恐惧,把魔鬼从你身上赶走,使你能回到家里,好了。你相信吗?你相信耶稣差遣我为你做这事吗?
72

你愿意低头,保持敬畏吗?这是非常艰难危险的。继续低头,直到你听见我的声音说“抬起头”。过来,年轻人。在我求这祝福之前,我要问你一件事。作为主的仆人,你愿意听从我,照我告诉你做的去做吗?你会好的。拯救的时间近了。这是魔鬼做的,年轻人。魔鬼会使你完全发疯,使你剩下的一生都那样,但神能恢复你头脑正常,精神正常。

我看到另一件事。你去看过精神病医生。看到有人想要跟你交谈,但那不是好主意。你需要比那个更多的东西,需要永生神的大能。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吗?如果不明白,等一下你会明白的。敬畏地低头,相信神叫他儿子耶稣复活了,要拯救你。
73

天父,这个站在这里的年轻人,俊美的年轻人,以年轻男子的身材站在这里,撒但临到他,要撕毁他的家,拆毁他的家庭,把这个年轻人赶到荒野去。但神啊,你造了天地,借着基督耶稣造了万物,作为你的仆人我来为这年轻人做出信心的祈祷,知道此时他自己因为病情没有信心。主啊,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撒但正在纠缠他,使他的生命悲惨,但主耶稣释放了远比这男孩严重的疯子。你今晚可以使这男孩痊愈。

撒但,你捆绑了他,逃得脱精神病医生,逃得脱药物治疗;但你逃不脱神的大能。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从他身上出去。
年轻人,瞧。它结束了;你得医治了。再也不要抽烟了。像真正的基督徒一样生活。去,将赞美归给神,昼夜唱赞歌。举手,为了你的医治将感谢归给神。你现在感到好了,不是吗?男孩说他感觉很好。呐,一切都离开了,当它离开时,恶鬼就那样出去了。
天上的神知道我不是狂热者,审判日时我将在那里受审。那东西旋转,从男孩身上出去,从那方向走了。当它离开时,甚至像一阵风,“嘶嘶嘶,”像那样出去。邪恶的势力离开了男孩。去吧,去你妻子和家人那里,欢喜快乐。在主里欢喜。
74

带女士过来。(我很久以前第一次看见一个邪灵可见地离开人。它像蝙蝠一样经过,从一边走了。)瞧这里,女士。你全心相信吗?

主耶稣基督怜悯我们所有人。愿他儿子主耶稣的血遮盖我们,保护我们脱离一切邪恶的权势。耶稣是奇妙的。神啊,求你怜悯,这是我的祷告。
好的,女士。你患了危险的妇科病。你去看了医生,他给你做了检查,要给你动手术。所有的妇科器官全部被感染了,必须切除。那是你医生说的。今晚你认为主耶稣对此是怎么看的?走近点。
全能的神,你叫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今晚垂听你仆人的祷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要求恶者离开这妇人,她得痊愈,为了神的荣耀,阿们!神赐福你,姐妹。去吧,要快乐欢喜,赞美主耶稣基督。
75

就一会儿。坐在那后面的先生,你手上和身上像是爆发了疥疮。你的眼睛上也有肿瘤。你相信主使你痊愈吗?站起来挥挥手。你的信心当时就医治了你,我的弟兄。你可以回家,痊愈了。神赐福你。

坐在你后面的一位女士,当我对你说话时,她的信心抓住了。她患了高血压。你相信主耶稣在那里医治你吗,女士?呐,我看见医生把一样东西绕在你手臂上,像那样让它下去。很严重。站起来。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你相信吗?那么,回家去,痊愈,为了神的荣耀。
女士,你相信刚才你坐在那椅子上之前就得了医治吗?如果你相信,就欢喜地上路去。父啊,奉耶稣的名,释放那妇人,让她去,欢喜快乐,奉耶稣基督的名。不要疑惑,去,全心相信。好的。
76

你相信吗,姐妹?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不用为那肿瘤做手术,它会离开你的。你相信吗?奉主耶稣的名,愿她得医治,为了神的荣耀。现在求主应允。全心相信。

严重的病情,杀死人的癌症。你相信耶稣基督此时会医治你的癌症吗?你相信你正站在主的同在中,他的恩膏在这里吗?顺从主的命令,按手在你身上,你相信癌症必死去,你要存活吗?求主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愿妇人得医治,为了神的荣耀。阿们!神赐福你,姐妹。快乐欢喜地去吧,全心相信。
瞧,姐妹,你全心相信吗?要有信心。(太糟糕了,但它失败了。)你有关节炎,不是吗,女士?
哦,姐妹,为什么你不留那女士坐一会儿?好的。欢喜地上路去;你现在得医治了,关节炎已经离开你了。上下跺脚,让他们能看到。够了。瞧?
77

你决不会失明;如果你全心相信主耶稣,就会得医治,你信吗?你的视力模糊了,你紧张,有妇科病。请来一下。主耶稣,我祈求这恶者离开她,让恶者离开她,愿她完全痊愈。你这捆绑女士、使她耳聋、带给她这一切苦难的邪灵,我祷告你从她身上出去,离开她,奉耶稣基督的名,出去。等一下。你哪个耳朵更严重?你现在能听见我说话吗?是的。你现在能听见我说话吗?是的。你其它的病也没了。你的听力正常,你得医治了。你可以欢喜地上路去,阿们!

78

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你必得着你所求的。呐,就一会儿。我看见一个小婴孩;是个婴孩。婴孩是……要么是个墨西哥婴儿,要么是个黑人。小婴孩有疝气。是那样的;是那个婴孩。呐,婴孩就在你上面。女士,往这边看我。你的婴孩有疝气。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你也是天主教徒,不是吗?你信仰上是天主教徒,我看见你有一串念珠,说“万福马利亚”。

有人坐在后面,一个男子坐在你旁边,他有……他有个女儿得了疝气,坐在那后面。是的,一个女儿。我看到年轻女子的疝气。
现在我们低头。神的儿子耶稣啊,永生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将你的怜悯降在这些人身上,使他们痊愈。我祈求这祝福,谴责仇敌,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你应允,阿们!去,悔改,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受洗,求告主的名。你的婴孩会好的。
79

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先生,快点。搅扰你的一件事是……此刻我看出你是……你最大的需要,你的腿上有毛病。对不对?好像是热病进了你的腿里,很糟糕。还有,你最大的需要是需要主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对不对?你是个罪人,还没有接受基督。你来祈求他祝福。在你求他之前,此刻你愿意……告诉你这事:你也抽烟(你看到吗?),这么做使你的腿出现了神经问题。你现在愿意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让他在那双腿变成白垩状、瘫痪前医治你吗?你现在愿意接受他作你的医治者或救主吗?你相信他此时会赦免你的罪,当场医治你吗?你接受他吗?你接受。转向会众作出承认,你现在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他接受耶稣基督作救主。

天父,基于这男子的承认,基于他对你的信心,现在他作为一个新生的婴儿来到你面前,敌人捆绑他的身体,想要使他的腿瘫痪。我谴责做这事的魔鬼。撒但,我靠着永生的神命令你,离开这个人,从他身上出去。他现在是神的仆人。你再也不能拘禁他。从他身上出去,奉耶稣基督的名。上下抬脚。现在它出去了。举手,说:“赞美主,”走下讲台。赞美主。现在我要走下讲台。
80

让我们说:“赞美主。”因为……

赞美真神,万福源头,天下万有赞他不休;
天上众军和声响应,赞美父、子、圣灵。
那是今晚天使长和众天使的赞美。那是主教会的赞美。他复活的大能今晚活在这会堂里。没有东西能从他面前经过,他知道一切的秘密。在他的同在中,我们现在站着谴责这会堂里的一切罪和一切疾病。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命令这会堂里的一切邪灵离开罪人,离开后退者,离开病人,离开残疾者,离开瞎子。
奉耶稣基督的名,我现在请你们站起来,接受你们的医治、救恩和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