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512 七个教会时代的恢复

1

神圣的主耶稣……我对今晚的聚会怀着极大的期盼,我相信无论以何种方式,我们的天父必会将他的祝福赐予我们。我经常能有机会来到这里,在这个教会里跟人们举行这些聚会,就是这个教会的这一小群会众,当然还有来访的人。

2

这还没有宣布。这只是一次例行的周三晚上祷告会。我说:“也许今晚我们就会看到是否该回来。”我想我们应该取消,或是宣布下个周进行,哦,应该……我们这里坐不下那么多人。

这种类型的聚会,如果神愿意,这不是要讲给……这只讲给教会的,是为了教会的益处,我们感觉此时在各处这都是个极大的需要,就是认出基督的身体。呐,在这教导中……我曾举行过连续七年的医治聚会;然后进行教导,这就会出现一些新的东西。
3

今天下午当我打开圣经时,我在想,在经历了非常繁忙的一天后,我想:“哦,我告诉过人们我会教导’七个教会时代,’也许会的,如果主愿意的话。”我就开始读,完全投入进去,当我开始读圣经时,我非常高兴。我想:“哦,我可以在一个晚上,用一个小时就都讲完。”

所以我不知道,圣灵会让我们做什么。我们不是想要决定任何事。只是,“主啊,如果这是你的旨意。”瞧?那是最好的。然后,如果这是主的旨意,我今晚愿意教导教会时代,明晚讲“兽的印记,”然后下一个晚上讲“神的印,”等等。
4

然后,周六,就像看门的人,我的弟兄今天告诉我的,他说:“如果周六晚上和周日早上都让人们进来,通常当陌生人进到我们中间时,哦,教会就会很脏,等等。”

所以他们建议只是在周三,周四,周五和周日早上,周日晚上有聚会。我说:“哦,在我看来,那完全是没问题的。”
所以,如果是神的旨意,我们就会在周三,周四,周五,周日早上,和周日晚上有聚会。也许周日晚上我们会有一场洗礼侍奉,人们早就在要求受洗。所以现在……
5

每晚我们都会竭力准时在七点半开始聚会。我会在八点到讲台上来,如果主愿意,我们会在九点半离开这会堂。那样你们……我知道你们要工作,我们尊重这点。

6

呐,这个从启示录而来的小信息被讲给了教会听。我希望每一个人都会把这个记在心里,那就是人们不是在被指向任何人的宗教,或是其他的动机;我只是照着我最好的认识,来读并解释神的道。瞧?这不是要达到任何个人的目的,也不是指向任何人,任何个人,或任何人的教会,任何人的信仰。

7

我想要在这个会堂里教导这启示的原因是,这是我自己的教会,哦,我感觉就好像我是在家中一样。你知道,我只是在喂给我的羊那种我认为他们需要的食物,你知道。一些……

有时候,当苜蓿有一点发霉时,人们必须要在里面放上一点盐,你知道。如果你不加的话,也许会伤害到羊的。所以偶尔,也许当这个教会的苜蓿有一点发霉时,就是一些小分歧出来,我就认为,加一点点盐,就会有些味道的。你们不这样认为吗?这样羊就不会生病了。
8

现在,我们来求神祝福我们的这些努力。有多少人感觉,作为男人和女人,我们都喜欢,明天晚上,我想要来看“什么是兽的印记?”在圣经中关于这点的有太多了。“谁有这印记?谁会有这印记?”

9

然后,接下来的是,有一个时候将到。我不知道,也许现在就是了。我们会注意并看到。是的。在这个世上只有三类人,有一类人会被印上魔鬼的标记,另一种人会被印上神的印记。我想,如果我们离那个时刻很近了,那我们最好好好留意一下,找出那事情是什么样的。因为如果不是一些伟大的东西,肯定是无法进来的。圣经说它会轻易地混进来,倘若可行,连选民也就被迷惑了。所以,如果是神的旨意,我们会在明天晚上来看一下的。呐,这是我最好的……

呐,请带上你的圣经,还有你的铅笔和纸,如果你想要记下经文的话。如果你不认为那是完全正确的,那就给我写一张小纸条,在第二天晚上递上来。
10

我记得在这个会堂中,曾用过一年零六个月来讲启示录这卷书。这是我喜欢教导的。我就是喜欢教导。哦。我认为那太好了。教导立下了根基并使教会安稳。

在讲道中,呐,这里的一些人都是传道人。他们能带着灵感拿起这道,恰如其分地讲出来。那是在浇灌教师所教导的这种子。瞧?呐,你必须要先种下种子,然后才能浇灌它。水是来自所传讲的这道的。
在教师和传道人之间是有天壤之别的。瞧?那是从圣灵而来的两种不同恩赐,是两种不同的恩赐。我谦卑地这样说,这两种恩赐我一种都没有。
11

但我的恩赐,通常来说,是为病人祷告。那就是神呼召我做的事。然后,在这段时间里,这给了我头脑上的放松,来学习一些不同的东西,不是举行神医治的聚会,而只是教导这道。哦,我们在这里进行得很不错。我们……我记得,你们容忍了我很长时间,在这里大约有十二年。

我过去曾说过……我不是有意要讲笑话,只是教导有点太粗糙了,我说:“这就好像是一个人去到桌子边吃玉米面包和豆子。”呐,那对你是有益的,但你偶尔会对那个感到厌倦的。你也许可以暗地里吃一些东西,偶尔吃一些冰激凌和蛋糕,让口味平衡一点。但那种老式的东西会很好地刺激你的,至少可以让你有一个开始。
12

呐,在这点上,我卑微地相信我们正生活在这个世界的历史要结束的时代。我想要把这点讲的非常清楚。呐,我也许是错的。我不知道。也没有其他的人知道。耶稣说:“甚至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说:“只有天上的父知道。”但真实可信的是他要回来。除了主的再来,我再也不能看到别的东西了。

但我看到国家在分裂时……我看到政治分裂。我看到家庭破裂。我看到教会破裂。呐,除了神再没有别的东西使之修复了;就是那样,因为他们再没有别的东西了。国家的道德在败坏。政党在分裂。我们对我们的政治很信任,他们也在分裂。
不久前在英格兰,有个大人物,他说:“哦,民主党是有风帆,却没有锚。”他说:“曾几何时,他们站在肥皂箱上,选举。”哦,那是真的。但他没有考虑到他自己所爱的主的家,更是何等的有着很多的风帆,却没有锚。船也飘走了。
这世上的列国都会分崩离析。耶稣基督会统治并掌权。是的。所以……
我心所望别无根基,
只有救主公义宝血,
其它依靠都要失效,
救主是我居所盼望。
立在基督坚固磐石,
其余根基全是沙土。
13

哦,现在我何等希望展开大约三个月的讲道侍奉,好让你们能进入到启示录中,跟但以理书中的那个伟大异像联系在一起。

在这一小群人中,还剩下多少人,还记得我过去挂在这里的旧图表?我知道海德弟兄记得,当他们挂那张旧图表时,我们就有你们几个人在这里。
启示录,是如何写成的,但以理书跟启示录连结在一起。以赛亚书跟启示录连结在一起。所有的旧约都跟启示录连结在一起。这是耶稣基督的启示的书(瞧?),是耶稣基督的启示的书。
然后,在这里有七个教会,几个灾,七个印,七个号。呐,一个号就代表着一场战争,一个印就代表一个奥秘被揭开;灾就是跟随在每一场战争后面的。
靠着神的帮助,藉着历史书,我可以向你们证明,我们正生活在第七个号,也就是第七个灾,第七个印要被打开了,第七个碗要被倾倒出来了。
14

当第六声响……我们也许会在周五晚上,讲到这点,也许会把印揭开。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哦,就是第六个号吹响,完全是照着神所说的时间,从地理学上讲,完全是伴随着之前的印。当奥秘在那里被启示出来,就是圣灵的洗,但那时的人们,教会是怎样不肯朝前走;而那些在走的人拒绝行在光中,退回去了;在那个时候灾打开了,倾倒在地上,就是流感,杀死了很多人,成千上万的人……

然后到了我们现在所处的最后的这个时代……让我们来听听主在他的道中对这个时代是怎么说的。呐,这不是我的虚构。我在神的道中好像读报纸一样读出来的。这是他对教会的直接启示,是给教会的,是耶稣基督给教会的启示。
15

呐,在我们跟他说话,或说是传讲他所写的道之前,让我们低头,跟他说几句话,做个祷告。

我们仁慈的天父,现在我们庄严地低头面对尘土,如果你耽延的话,我们都会在某一天去世并归回到其内,今晚我们谦卑地低头,祈求你来就近我们,祝福我们。我可以翻开这圣经的书页,但没有人能打开这经卷,或说是揭开这其中的印。在这经上记着说:“在这经上删减的,我就会从生命册上删掉他的份,在这道上加添的,神的灾就会加在他身上。”
父啊,我们知道我们今晚是作为必死的男人和女人坐在这里,知道我们是属于永恒的人,神啊,愿这圣经的作者,圣灵下来,向我们打开这些书页。愿你卑微、不配的仆人作为一个必死的人,向一群必死的人来传讲,好像这是我在永恒的这边所传讲的最后一场聚会,是我们最后一晚聚集在一起。愿每一个信徒今晚都举止好像这是他们听的最后一场讲道。神啊,请除掉一切的愚拙。使我们虔诚,让我们知道我们某一天必须要在神的审判面前做出回答。现在我们对他和他道的态度,将会决定我们永恒的归宿。
所以父啊,我们内心中带着颤抖,来就近你并祈求:让主耶稣以圣灵的样式,今晚来拿起神的道,照着我们的需要把他赐给每一颗心。我们奉他的名求,阿门。
16

对我来说,这一段时间看起来有点奇怪,我试图要开始打开一个主题来传讲。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都是神的医治,那时,不是靠预言,一点都没有,直接就会叫祷告队列。

但今晚,我们想要来讲讲这卷书的背景,我们祈求神来为我们打开;这是耶稣基督的启示的书卷。
17

这卷书是在大约公元96年写的,说到它的作者,就是耶稣所爱的约翰。

他是在拔摩岛上得到这异象的,拔摩岛是在爱琴海中的一个小岛,面积大约有十五英里等等,是一片不毛之地,满了毒蛇等等;罗马政府把那里用作像阿尔卡特拉岛一样,像我们今天这样,是用来流放政府无法控制的政治犯的地方。
这卷书是由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最后一个门徒所写的,相信他就是在耶稣复活后靠在他的胸膛上的蒙爱的那位,他说:“如果他要等到我来,与你们有什么相干?”约翰是作为一个老人而死的。每一个殉道者都用他们自己的血为他们的见证封了印。
18

约翰,他的经历是这样的。他被抓了起来,并在一个大油锅里被炸了二十四个小时,是滚热的油锅,他却一点都没有受伤。他们就把他当作一个平信徒,一个巫师关在了岛上,他们说:“他在油锅里炸,都没有伤到他。”当然,那是神的大能,你无法把圣灵从一个人里面炸出去。哦,他们试图要把圣灵从他里面炸出去,但神不会允许的。神还有工作让他去做。神在属他的人里面的工作结束之前,在这世上就没有任何东西能搅扰到他。是的。

19

呐,约翰年纪老迈,他……历史学家告诉我们,他被带到教会中去讲道。他太老了,他所能说的唯一的事,就是,“小子们啊,你们要必须相爱。”

我告诉你们;这是一件值得传讲的美好的事。“小子们,你们要必须相爱。”现在我在这事工中变得年老了,我的……大约在我的二十一年里。在我所度过的所有时光里,我认为这是……我对主耶稣思想得越多,我就越多地开始发现爱,就是神的爱掌管了所有的事,藉着圣灵充满了我们的内心。
20

呐,我们就在这里读几节经文作为开始,然后我们就进入到教会的教导中。然后竭力去到一个地步,若神愿意,在我所拥有的这段丰裕的时间里,尽我们所能地深入传讲,明晚,我们可以拿起兽的印记来讲。

呐,这是给教会的。呐,至少我想要来讲讲以弗所教会,第一个教会,以及现在我们所生活的这个最后的教会,就是现在的老底嘉教会。
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
呐,圣经在这里给了我们一个开始。就是启示……“启示”这个词的意思是“被揭示的东西。”耶稣基督的启示,赐给了约翰,一个天使被差遣去做记录,或说是为之做见证。
他为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启示做记录,就是他所看见的事。
读这道的人是有福的……
有多少人想要得祝福的?[会众说:“阿门。”—编者注。]那就读这道。瞧?“读的人。”
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
换句话说,不是时间现在近了,而是当他们看到这道完成的时候,成了一个完整的启示时,时候就已经近在眼前了。
21

当神开始时,就好像一个艺术家画一幅关于某物的画,他开始描绘他的各个部分。你可以看到图画慢慢成形。正如你在启示录开始时看到,耶稣基督开始出现在图画中。在最后,你看到他完全了,跟他的教会坐在一起,得了荣耀。一切罪恶和艰难以及试炼都结束了,基督跟他的教会一起坐在高天之上。

22

好的,第4节。听着。“约翰对众教会……呐,这是约翰在说话。首先,是神在介绍耶稣基督的启示。其次:

约翰写信给亚细亚的七个教会,但愿从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和他宝座前的七灵,有恩惠和平安归与你们。
23

哦,我们是否可以在这里讲一点背景,让图画有一点……瞧?“在神面前的七灵……”

呐,为了节省点时间,我相信……我知道我不会错误引用什么东西的,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如果你对此有任何疑问的话,请记下来,然后来问我,我会给出你经文的。呐,现在我们必须要快快地进入到这主题中,好节省时间。
24

呐,“在神面前的七灵。”这七灵代表着要被差遣给七个教会时代的七个灵。“在神面前的七灵。”如果我们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从旧约中找出来,从那里挑出来。

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他爱我们,并洗净我们……
哦,请看看约翰,当他看的时候,遍体鳞伤。他就开始说话。他说:他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
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他父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他使我们成为神的众祭司和众王。”“我们”是复数,不是“使我成为祭司和王,”而是“使我们,”教会。
呐,他设立了这七个教会,因为是七个教会时代。
呐,他说:“愿权能和荣耀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
“他使我们成为祭司。”你知道祭司是什么,他的职分是什么吗?祭司是要献祭的,要做中保。在希伯来书中,圣灵说我们,教会,是有君尊的祭司,有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特别的子民(瞧?),圣洁的国度,特别的子民,有君尊的祭司,奉献(这就是了。),要奉献灵祭。每一个去到神面前的男人和女人都可以进到那幔子里。
25

在旧约里,只有……在圣所和至圣所之间挂着一个幔子。只有亚伦,每年一次可以进去。但每一个成为祭司的人都可以吃一口,或尝一口原本的吗哪,就是摩西和亚伦在吗哪第一天从天而降时拾取的。当他们越过约旦河时……

在他们身后的仇敌被消灭了。第二天,他们出去,遍地都满了小薄饼。神从天上降下来的。他们称之为“吗哪,”味道像蜂蜜。人们只能捡够他们吃一天的份。如果他们保留过夜,就会变质。
神告诉摩西和亚伦,出去捡几俄梅珥的吗哪,几大篮子,然后带进方舟,圣所里。
在那个世代之后,每一次,随后的每一个世代,只要利未的祭司制度存在,我想,每一个有资格成为祭司的人,当他被按立为一个祭司时,他都有完全的权利去吃一口最原本的吗哪。想想吧。当一个人知道他要成为祭司时,那些人会认为他们有怎样的特权啊。他可以吃上一口超自然烤制的,超自然搅动的,从天上的神那里而来的超自然食物,并且是被超自然地保存的。
全部的事工都是超自然的。人们怎么能说他们是基督徒却否认超自然呢?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可以那样做。瞧。但一个超自然……当他一旦成为了一个祭司,他就可以吃一口超自然的吗哪。
26

这是现今的一个何等美妙的预表,每一个人……在那些时代,在他们成为一个祭司之前,他们必须要出生在一个特定的家谱里,是一个利未人;但现在是“凡愿意的,都可以来。”瞧?只要他们进来,他们就必须……出生也要被考虑在内的。你必须要重生。每一个在神的灵里重生的男人或女人,都有权利吃这个时代的吗哪。这吗哪就是圣灵。

27

当时彼得……在他们从那种大混乱中出来之后,那些胆小鬼从他们中间逃离出去了,主就祝福了他们,圣灵在五旬节那天降下来,他们就跑到了外面的街上,开始喊叫,举止好像疯狂的人一样;以至于人们都以为他们是喝醉了酒。“瞧,我奇怪我们怎么会做那样的事呢?”每一个……甚至那些敬虔的人也认为这些人是喝醉了。

听着,我的天主教朋友,那个蒙福的童女马利亚也跟他们在一起。如果她不上到那里,品尝那使她举止好像是一个喝醉了女人一样的圣灵,她就无法去到天上的,除了那样,你怎么能去到那里呢?瞧?但她领受了圣灵。有一百二十个人,还有那些女人们,妓女马利亚和那些人都去到了外面的街上,举止好像喝醉了酒的人,举止失常,以至于真正的(请你们原谅我这个表达。),那个时代有教养的教会说:“瞧瞧他们;那显出了他们是什么样的。他们都被新酒灌满了。”
28

那就是圣灵的样子。呐,听着。彼得说……然后他们开始说,“你们耶路撒冷和犹大地的人,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这些人不是喝醉了。”我是在讲这个以弗所教会(瞧?明白吗?好的。),第一个教会时代。

他说:“你们想这些人是喝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已初。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这被记载在你自己的圣经里。在你自己的圣经里也是这样记着说,这事情要发生。哦,你们做教师的,应当知道这个。”
29

哦,也许教会应当被带到那个典范之下,同样的典范也应许给了最后这个时代,你不能指回去说:“这不是说的过去吗?”瞧?就是现在。外面的世人对此一无所知;对他们来说这是愚拙的。呐,他们说……

他说:“看这里。”他们说,当他们听到这个……他告诉他们说他们如何钉死了主耶稣。每一次……
把耶稣钉十字架,你可能会得到赦免。妄称了神的名,你可能会得到赦免。“但凡说话干犯圣灵的,今生来世永不得赦免。”我们就是在这末世了;所以要非常小心。要谦卑地行路。要有痛悔、破碎的灵,谦卑的心,愿意让圣灵来引领你。阿门。好的。哦。
30

就是那样,他们都在那里,人们举止就好像……他们不久前还是胆小鬼,关在楼上的房间里。但当圣灵降临在他们身上,充满了他们的心,他们就跑到外面的街上……我不能想象他们是……他们不是在做错误的事。他们是在外面以那样的方式快乐地赞美神,那是一种彰显。他们不是在外面彼此争吵,无论他们是卫理公会还是浸信会,无论是法利赛人,还是撒督该人。他们在那里快乐,因为他们品尝到了在他们魂中的天国。神给了他们属灵的吗哪。

31

呐,神在那里降下自然的吗哪,当他们在旅途中时,吗哪都保持新鲜,这是个完美的预表。在他们进入到应许之地的那日,吗哪就停住了。在五旬节的那天,同样的事……

看看摩西的五旬节。他们回过头去,看到仇敌死掉了。米利暗拿起一个腰鼓,开始拍打,喊叫,跳舞,在河堤上跑。那些妇人随着她,做同样的事。摩西举起他的双手,在灵里唱诗。
在五旬节,那些女人走出来,脚步踉跄,跳着,跳舞,举止失常。彼得在他们中间站起来,说:“犹太人和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啊,这件事你们当知道,也当侧耳听我的话。你们想这些是醉了,其实不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已初。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作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在天上我要显出奇事,在地下我要显出神迹。有血,有火,有烟雾。日头要变为黑暗,月亮要变为血,这都要在主大而明显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他继续不断地讲下去。
32

但他们听到这话时,他们听着,说:“看看这个人。他从哪里得到的这种学识呢?”他们中的一些人说:“他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呢。”圣经说他是个无知,没有学问的人。“他是从哪个学校出来的呢?”

“没有。”
“哦,这种事怎么可能出现呢?这怎么能发生呢?”他们留心听着,说:“哦,瞧,这个人是真的在引用圣经。我们以前从未听过像这样的道。”瞧?
他说:“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的神所召来的。”换句话说,“这个落在这里的祝福的吗哪,就好像以前的吗哪一样,都是给这个世代的,下个世代,再下一个世代,是给杰弗逊维尔,印第安纳州,直到地极的人的。”
那时降下的同样的圣灵,现在也降下,有同样的果效,同样的事,同样的人。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真是太完美了。
33

注意,“我要赐给他。得胜的,我要将生命的粮赐给他。”他在其中一个教会的面前这样说。“他将永远不会再渴,也永远不会再饿。他永远不会再渴了。”如果一个人曾经……就是这样,要全副武装。如果一个男人或女人一旦真实地领受了圣灵,你就永远都无法再让他摇动了。他知道他是在哪里。你也许可以带着主义等等而来。他会直接从他们中间走过去的。“他永远不会再渴。”他完全知道他的造物主是谁,永远都不会被迷惑。不要搅扰他;他会一直向前的。

“我要赐给他生命的粮,他永远不会再饿,也永远不会再渴。”瞧?“他要从神乐园中的生命树上摘果子吃(瞧?)。”那树就是基督耶稣。瞧?基督耶稣,他死了,他又以圣灵的样式回来了。他就在这里,是教会所吃的吗哪。
注意,要看第6节这里。
他使我们成为众王和祭司。
属灵的祭司,荣耀的国度,属灵的献祭……那是什么?属灵的祭物,那是(引用经文),那是我们嘴唇的果子,归赞美于他的名。呐,那是什么样的?一种属灵的献祭。
34

呐,我们最好从这里开始,注意,一个可以开始的好地方。

当一个小小的混乱出现在教会里时,你不需要跑到一边去撅嘴生气。如果你那样,你就肯定不是个祭司。瞧,你祷告透了,属灵的献祭,我们嘴唇的果子,归赞美于他的名。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哦,”你说,“我就是感觉不想要去教会。”但你是个祭司。那是你的责任。你必须要去到那里。
“哦,我就是觉得不想有份于服侍神。”你是个祭司,要献上祭物,一个属灵的祭物,不是给某个人一件旧衣服,正如他们今天所叫的那样。那很好,我丝毫都不反对。我不是要让某个人来参加教会,那都很好;我丝毫都不反对。但是你在献上灵祭,你嘴唇的果子要归赞美与他的名。
当你看到那个时刻来到,每一个人都在亵渎并说那些事,做那种错事,你会怎么做,走开吗?你应当站在那里,献上属灵的祭物,说:“主耶稣基督的血洁净了我们所有的罪,使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成为了新造的人。”
“伙计,你是疯了。”
“随你怎么说吧。没关系。但对我来说,这是神拯救的大能。我相信他。”瞧?
呐,你说你相信神的医治吗?“哦,哈,我不相信……你最好问问我们的牧师。”
你对此是怎么想的?你现在是祭司。你是应当是那个人,说“是的,先生。我相信他,因为神的道说是这样的。”
“你相信圣灵的洗吗?”
“是的,先生!”
“你怎么知道呢?”
“我已经领受了。”是的。一个属灵的祝福……降临在使徒们身上的圣灵,同样的圣灵现在也在降下来。
你说:“那不是只给使徒吗?”我们会花几分钟来解决这个,看看是还是不是。
35

好的。一个属灵的祭司,献上灵祭……

呐,第8节……第7节。
看哪,他驾着白云而来……
36

呐,让我在这里停一下。“白云”,意思并不是他会在一朵大的积雨云上来到,就像我妈妈,愿神祝福她的心,她现在就坐在这里的某处……当我还是个小男孩时,她常常坐着告诉我,说:“神会来的。一朵巨大的云会在某一天升起,神就会来了。”

呐,他要来的云……巴不得我们能有时间把这一切都搞懂,把这整件事的背景都搞清楚……呐,他要驾云而来,不是像一朵积雨云的云,而是他要在荣耀的云中降临。瞧,明白吗?
呐,当耶稣在变像山被神荫庇时,云遮盖了他和他的衣服……瞧?当以利亚要回天家时,一朵云降下来,把他接了上去,不是一道火柱,不是……我的意思是,不是一朵积雨云,而是一朵荣耀的云。
37

他伟大,荣耀的同在将会震动这地。“他要驾云而来。”哦,我喜爱这点。“白云,”他的荣耀会一浪接一浪地传遍这地,然后圣徒的复活会出现。以前蒙福的圣灵住在他们的心里,后来他们去世,尸体躺在那里,眼泪顺着脸颊直流,像那样的事,他们被安置在外面的坟墓里。同样圣灵的巨大浪潮,发出“咻,”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

“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怎么能成为那样呢?那就是复活的次序。我不认识在我之前的世代和在我之后的世代的任何人。我只认识在这个世代的那些人。每一个世代都会顺利地前来,一直那样排下去。“在后的将要在前。”肯定,必定会是那样的。瞧?我会认识我的民。下一个人,我的爸爸会认识他的人;他的祖父认识他的人,一直像那样下去。
一浪接着一浪,再一浪,再一浪,在各处的圣徒都会起来,那岂不是很奇妙吗?阿门。那使年老的人又感觉年轻了。是的。现在,请仔细注意了。好的。
他会在云中而来;每一只眼睛都会看到他……(无论他们死的有多么早;都会看到他的。)那些刺他的人也会看到他,这地上的所有至亲都会为他而哭号。会那样的,阿门。
38

约翰也不得不呐喊,“阿门。”那就是“愿它如此。愿它成为那样的。”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嘎……
呐,阿拉法是在希腊字母表里的“A”。俄梅嘎是在希腊字母表里的“Z”。换句话说,如果今天这被翻译出来的话,“我是从A到Z。”呐,这还能是谁啊?“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从A到Z。”
39

真希望我们能有时间来讲讲基督的神性,在这个时候讲将是非常合适的,神性。

今天很多人只是想要使他成为一个教师,只是一个哲学家,或许是个先知。他是神。他要么是神,要么就是这世上所曾有过的最大的骗子。如果他是个先知的话,他的血就只是人的血。如果他是个教师,一个教育家,他的血就只是人的血。
他是神,他的血也是神的血。全能的神荫庇了童女马利亚,并在她的子宫里创造了那个血细胞,就生出了神的儿子,基督耶稣。神降卑下来,并生活在那个身体里,神以马内利,在我们中间成了肉身,为要除掉罪恶……
40

当神造他的第一个人时,他是照着他自己的形像造的,是一个灵里的人,在创世记1:26。好的。那时,还没有人是出自尘土的。后来他造了人,男人和女人……过一会,我们就会讲到那个,就是这“七星。”但只是……在起初,神在那里造的人既有男性又有女性(是的。),是照着他自己的形像。神是个灵。

然后,在创世记2章,还没有人是出自尘土,所以神就把他放在肉身中,造出了人,不是照着他的形像,而是用这地上的尘土造成的(是的。),给了人像猴子一样的手,像熊一样的脚,等等;我不知道。但神赐予了他五种感官来接触他地上的家。后来那个人犯了罪。
神下来,成为了人,为要除掉人的罪(阿门),赐下救赎。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嘎……
41

我在启示录第4章这里看到了他。当时约翰转过身,又看到了这个声音,对他说:“他坐在宝座上,头上披戴着彩虹。”彩虹有七种完整的颜色,那其中完整的颜色代表着七个教会时代。这仍是正确的。那是什么?这就是了。弟兄,现在这是肉身。瞧,七种完整的颜色,七,彩虹代表着一个约。

神先把彩虹赐给了挪亚,作为一个约。这些元素仍然在这地上,正如神在他面前所应许的,当天下雨时,他就会看到彩虹。他说:“我永不会用水毁灭这地了。”
42

那时,他看着耶稣,在他头上有七道彩虹的颜色;他在神的约里。他站在七个金灯台中间。他看上去好像碧玉和红宝石。碧玉是流便,红宝石是便雅悯;就是先祖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那就是阿拉法和俄梅嘎;是始和终,七种彩虹的颜色,七个教会时代,那约与他们同在,伴随着七星的七个金灯台……哦,怎样的图画啊,如果神的旨意,也许过一会我们就会讲到这个的。好的。

……阿拉法和俄梅嘎,主说那是始和终,就是现在,过去,和将来要来到的全能者。
他是谁?这个启示是什么?耶稣基督。在这里他不是个先知。在这里他是全能者,被彰显出来的神,阿拉法,俄梅嘎。“我是A到Z。我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的。我是全能的神。”非常清楚了,不是吗?不需要任何的辩驳。“主,昨日、今日、直到永远的全能者。”
43

呐,约翰在说话。听着。

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基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份,曾在被称作拔摩的岛上,为了神的道……
瞧,你能想象一个人被放在像那样的地步,是为了神的道吗?是的。
……为了神的道,并为耶稣基督的见证。
44

因着他向一群敬虔的人传讲神的道,就被流放到了那里。这是这道所说的。不是吗?他在外面传道,就被流放,被从教会,从社会,从所有的世人当中逐出。阿门。但他没有被从爱他的那位,以及用自己的血把他洗净的那位那里逐出。他在被称为拔摩的海岛上与神同在,“为了神道的缘故。”

我想要知道今天有多少的传道人会去呢?一直去到……只做一点小事……一点小事不如意,我们就大受打击。这里的这个人被丢进热油里炸了二十四个小事,然后被丢在了拔摩海岛上,但主依然与他同在。
我很喜欢他们过去唱的那首老歌,“如果耶稣与我同行,我可以去到任何地方。”我们唱这歌,但我想知道我们是否真的是那么认为的。我说句老实话,再过不多久,你就会被赐予机会来证明的,所以你最好要真正地确定。详详细细地检查清楚,看看一切是否是正确的。
45

呐,这里是怎么开始的。约翰回答说,他说他是为了神的道和见证的缘故去到了拔摩岛上。

我在圣灵里……(我喜欢这点。)……当主日,我在圣灵里……
对我基督降临会的朋友们来说,这是说的另一个日子,过不久,我们必定会讲到这个的。好的。
……当主日,我在圣灵里……(我进到了圣灵里),我听到在我身后有大声音……如号声。
46

现在让我们不要丢掉这些象征。我们正在打根基,这样当我们讲到这个时,我们就知道我们是在谈论什么了。我们就会明白我们要传讲的了,“这是谁?这个人是什么?耶稣基督的启示是什么?他是谁?这是怎么来的?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你就会明白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了。瞧?“对我来说,要明白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注意。

我在圣灵里……
47

无论你是多么神圣,多么虔诚,你完全是个传道人或平信徒,无论你是什么,你都无法跟神去到任何地方,直到你进入到灵里。是的。我不是指要进入情感中。我指的是要进入灵里。瞧,明白吗?你进入到情感里,什么事都可以做。但当你进到灵里时,你就会看到一些事。是的。

48

我能想象老以利亚,这位老先知,那天在那里,就是当亚哈的儿子,他与一些不信者结成联盟,约沙法也加入到了他们中间,他们去到了外面的沙漠里七天,没有带任何指南针,只有七天,足够照料他们七天的……没有求问神,就走出去了。

那岂不是很像人们吗?“哦,我告诉你;那是个更好的工作。我要脱离这个教会,去到那个教会。”呐,你最好是求问神这事,找出那是什么来。
他们去到外面,就发现他们陷入了麻烦中,水的供应被切断了。那也是今日教会的问题所在,到处走,做了很多你们都没有求问过神的事,你的供应被切断了。你奇怪为什么你无法得到你过去所得到的那些祝福,神的大能在你们中间运行,也许供应的链条被切断了。你知道,当你缺水时……
49

我曾去到过沙漠里,就是在亚利桑那州那里。我注意到在沙漠里的一切矮树丛都是容易伤害人的;那会刺伤你。每一次你碰到它,都会刺伤你。因为没有足够的水来支撑,刺长出来,是为了自卫。

你来到这里,到俄勒冈州这里,或某个地方,一直都在下雨,同样的树丛就一根刺都没有。瞧,水让它们变得柔软。
那也是教会的问题所在。当你变得完全干涸并被限制住时,等等,你就会变得非常冷漠,形式化,与众不同,你就得不到任何属灵的祝福了;然后你的心就会被完全充满,满了脾气和暴怒;等等,“哦,我会跟他在一起的。我要与她在一起。我要停止上教会。”完全是一堆刺长在沙漠里。[磁带有空白—编者注。]
圣灵……你所需要的就是美好的老式圣灵的水,从天上倾倒在你身上,使那刚硬的心变软。阿门。
50

我不是要做小丑。我竭力要让你们明白这个。弟兄,你将会发现,如果你得了兽的印记,那你就会站在那里。当你那样做时,你就是完全无助,无盼望的。没有缓和的余地。你永远都无法脱离那个。是的。你可以在眨眼间就得到那印记。瞧?但要小心。呐,就是这样。神要给他……注意沙漠……

51

我说,众水,水是如何让它们保持柔软。那也是我们今日所当做的,就是进入圣灵里。约翰说:“我在灵里。”

当以利亚在外面的旷野里时,他们下去。约沙法说:“让我们去求问先知。”他们就去到了先知面前。
哦,呐,他正义的怒火爆发了。他看着那个人,他说:“为什么你不去到你母亲的神那里呢?为什么你不回到你自己老旧、冷冰冰、形式化的教会去呢?为什么当你陷入到麻烦中时才来找我呢?”那样说可不是什么好话,但这些话实实在在是那个意思。“为什么你到我这里来呢?为什么你不去到你母亲的神那里去呢?你有那些大的教会,和所有的那些红衣主教们,等等,在那里。回去求问他们吧。为什么你跑到我这里来呢?”咻。哦。他几乎有点勃然大怒了,肯定是的,不是吗?他说:“若不是我看在这个敬虔的人约沙法的面子上;我甚至都不会看你的。”哦,那个先知到了何等的地步。呐,他一切都安排好了。
他说:“给我拿把琴来。”有的人不相信教会中的音乐。但他说:“给我拿把琴来。”当那琴开始弹奏一些好听的老赞美诗时,“离我主更近,”或是你想叫的什么歌;我不知道。当琴开始弹奏,神的灵就降到了先知身上。当圣灵降临在他身上时,他就得到了一个异像;他开始看到一些事。
你必须要进入到神的圣灵里。哦,你说:“我无法明白人们怎么会说’阿门。’”你进入到圣灵里一次试试。是的。
我也无法明白他们站在棒球比赛场上,相互拍打对方的后背,喊叫,抱住,把帽子扯下来,举止失常。在我看来好像是疯了。你会说:“哦,你不是个很好的棒球迷。”我差不多是那样……
对一个基督徒,你会怎么说呢?好的。是的。你必须要进入到圣灵里。
52

当你以前去跳舞时,就是那样的。我不相信你现在会去,肯定不会的。但你过去跳舞时,他们必须要播放那种很刺激的音乐,击打乐器,敲鼓,做各种的事;女人们跑到那里,半裸着身子等等,在地板上跳舞,等等;让你投入到跳舞的灵里。哦,是的。你要进到跳舞的灵里。那是魔鬼的灵。很高兴你们说,“阿门,”因为这是真的。我可以藉着圣经来证明这点。是的,好的。

你说:“哦,我不相信那个,弟兄。”哦,你,那不是你说的,也不是我想的;而是神的道是怎么说的。那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这是神最后的话。是的,先生。他说:“你们若爱世界,或世界上的事,神的爱就不在你们里面了。”是的。
你们还记得,那个小妇人教她的女儿去跳踢踏舞,以及像那样的事,去到那里,在王面前跳舞,然后要施洗约翰的头;她子孙中有七十个人是作妓女以及死在绞刑架上的。你就能明白是什么导致了像那样的事。
摩西的母亲呆在家里,看护他并教导他神的道;你看看在他和他的子孙身上所发生的事。从他出来了亚伯拉罕,等等,一直下来。
好的,那完全取决于你想要做的事。你是一个有自由意志的人;你可以做你想要做的任何事。是的。就像在伊甸园一样,神在人面前所设置的,有生命树或是死亡树。你要做出你的选择。瞧?你的魂里喜悦什么,那就是你所想要的。现在,注意。他们是……
53

现在,我想要再读读这个。他是在灵里。圣灵临到了他身上。他开始看到那些事。呐,注意。

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听到……当主日,我被圣灵感动,听见在我后面有大声音如吹号。
“号筒,号角”是一个“宣告”。加百列,在主来的时候,要吹响神的号。这就是神号筒的吹响。换句话说,他要宣告世人的永恒归宿。号角,这是什么?“要预备好。我要赐给你们耶稣基督的启示,要赐给这个教会。我要对你们说,对接受和拒绝的人来说,什么才是世界的归宿。”
神的号角,“立正!”每一个人,当号角吹响时,他就会抓起他的剑,站在位置上,警戒。号角……
保罗说:“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
54

那也是今天的样子。哦,弟兄,我环顾四周,只看到那些冷冰冰、形式化的不同教会,以及像那样的事,“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一个人怎么能自己预备好呢?吹无定的号声……

你说:“哦,呐,我要加入到教会中。我要去试试卫理公会,或浸信会,或路德派,或五旬节派。我要做些事。我要做出某种行动。”哦,不是那样的。
“人若不重生。”我不在乎他是不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或是什么样的,你必须要重生;否则你就无法进入到神的国里。阿门。
55

瞧,“声音如吹号,对我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嘎。’”

首先我想要……他在这里介绍,“我是始,我是终。”首先,当神的号角吹响时,他转过身来。他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嘎。我是从A到Z。我是一切。站在这里听我说一会。”好的。
……首先的,末后的……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这就是我们所在读的这经卷)……并达与……
到哪里?有特指是什么地方吗?回到那个时代?不。送达于教会,给教会的。注意。你所看到的,要写在书上,并达与亚细亚的教会……(就是教会的预表。)
56

呐,我们过几分钟就会讲到那个的,指给你们看旧约是如何预表七个教会时代的。七个教会时代……或是座落在亚细亚的七个教会,圣经在这里清楚地教导,这就是一个影子,或说是即将到来的七个教会时代的预表。靠着神的帮助,并查找圣经,我就能证明每一个教会时代都处在圣经说它会出现的位置上,完全是圣经所说的它会出现的位置。我们现在就是在最后一个教会时代的末尾了。

我可以回到旧约中,回顾但以理的梦,向你显明外邦国度的异象,他看到了一个像站在那里,有金头,银胸,铜腰,以及半铁半泥的脚和腿;那表明了那些国的每一个是怎样彼此取代的,完全是照着圣经所说的样子。瞧,金头,巴比伦,然后是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帝国。后来罗马帝国分成了十个小国,东罗马和西罗马等等。在那里,是铁和泥,它们无法混合在一起,新教和天主教在同样的外邦统治里。他还说那几乎要打破彼此的权力,他们要彼此结合在一起,那完全是他们现在所做的,完全是的。
57

那国度是在那些王的时代,天上的神从山里切下一块非人手所凿出的石头,打在这像的脚上,就打破了所有的外邦国度。基督的国就统治、掌管、成长并遍满了全地及海洋和天空。外邦国度就像垃圾一样倒塌,好像夏天的糠粃一样。我们生活在怎样的一幅画面中啊。是的。

今天,你看到天主教和新教彼此通婚,试图要打破那权力;要养大你们的孩子,就必须要答应他们,要这样或那样来养大他们。我们再过几个晚上,会讲到这点的。注意看那是怎样的,以及其他的国度,统治其他国度的铁的力量,被打成了碎片,完全粉碎了。
但羔羊前来站立。在那个时代的圣民……
罗马的力量去到了每一个国家中。那不是世上的另一种力量,只有一条路可以做到那样,就是藉着天主教,天主教会,渗入到世界中,分散到那里。那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伟大画面。
呐,对你们新教来说,只管继续去行吧,当然,弟兄,你是没关系的。我能藉着神的道来证明。你会像其他的时代一样陷入到其中的。
58

呐,现在注意,“首先的和末后的。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呐,神对他说:

……当写在这书上,达于……亚细亚的教会;就是以弗所,撒狄,别迦摩……(等等),已经非拉铁非和老底嘉。
呐,我们要在这里停一会,就一两分钟,看看我还有多少时间,因为我想要讲讲以弗所教会这里的最后要点,并一直讲到老底嘉,看看我们是否跟这个同样的教会相配(瞧?),看看我们是否生活在这个时代。
59

哦,永生神的教会啊,兴起发光吧。瞧。你没有认识到。我希望我能给你某种震动,以某种方式。我希望圣灵能在他的大能中来到,感动你到一个地步,让你可以抓起这本圣经来,说:“让我看看这个。”你就会看到:

国家在分裂,
以色列在觉醒,
先知所预告的迹象,
外邦日子可数,
终日恐惧痛苦,
“哦,失散的人,回到你自己的家园。”(是的。)
救赎的日子已近,
人心因恐惧而消化,
要被神的灵充满,
将你的灯点亮,
看哪,你的救赎已近!
是的。哦,怎样的日子。“要写下来,达与众教会。”
60

呐,以色列美妙地出现,在最初是在亚伯拉罕之下,藉着先祖们一路下来。在亚哈的时代,它经历了黑暗时期,是教会所见过的最黑暗时期。从那里出来……在那个时候,亚哈怎样嫁给了耶洗别,把偶像崇拜带进了正统的教会中。

同样,新教也在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期里嫁给了罗马教会,在别迦摩教会中出现了偶像崇拜,在基督信仰的样式下,一直到了不冷不热的时代,就是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我们现在就在这个时代。我们是在不冷不热的时代。
61

你们不相信这个吗?呐,我要停在这点上,你们在其他教会中的人们。你们是在一个不冷不热的时代。你们传教士跑遍全地,环绕这全地,传讲像那样的事;你们却哪里也到不了。你们在喊叫……你们浸信会的人在喊叫,“在1944年增加了一百万人。”当你们得到他们时,你们得到了什么呢?只是得到了把他们的名字写在册子上的一帮罪人(是的。),说他们是属于浸信会教会的。不仅如此,而且你们还有卫理公会,会幕派,以及所有的团体,还是同样的形式化和冷漠。葛培理这样说过,“三万个悔改者,”他说,“但六个周后……”六个周后,他连三十个都找不到了。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从一开始就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帮罪人,当时在复兴的影响下,他们把名字写在了册子上。

他说:“天国就好像一个人出去海里撒网。当他拉上网来,什么都有。”他网住了海龟,龙虾,淡水龟,蜘蛛,水虫子,蛇。是的。但在里面也有一些鱼。
呐,当一个人在圣灵大能和明证下传讲一个复兴时,网会拉上那些人来。是的。但如果他从一开始就是个虫子,那他到复兴结束时仍然是一个虫子。
如果他是个水蜘蛛,首先你知道的是,他会四下里看看,说:“我不相信这种陈词滥调,”就爬回到水里去了。
如果他是条蛇,他会说:“我告诉你怎么回事,”他就跑开了。他从一开始就是条蛇,他的本性是。除非他的本性被改变了,否则他就什么都不是。
62

一个人不能藉着加入教会,或让情绪完全激动起来,或别的,然后成为一个基督徒。必须要是从圣灵而来的真实出生;真诚地死掉,哭喊,躺在那里,直到他在基督里死去。记住,生命只能由死亡中出来。

一粒玉米,如果不种植,就仍然是一粒;它就永远都是一粒。“一粒麦子若不落在地里死去,就仍然是一粒。”但当它落在那里时,就会烂掉,腐烂;从腐烂中会长出生命的基因,给予生命,并生出更多的生命。
除非教会重生,对着他们的信条、神学等等死掉,在神的灵里重生,否则它就还是一个老旧、冷冰冰、形式化、不敬虔、冷淡的教会。阿门。是的。那是老式粗糙的讲道,但那会拯救你的,弟兄。是的。当暴风雨吹得很猛烈时,那会持守住你的。要生根,往地里长。在你倾倒出你的混凝土之前,要把所有的脏东西都擦掉;注意,是的,锚会向下很好地固定住。哦,弟兄,我们正生活在一个怎样的时代,形式化,冷冰冰的教会时代。是的,先生。
“要把这信息达与七个教会。”
63

呐,在那个教会时代,他们开始进入;他们陷入到了偶像崇拜中。他们现在也在做同样的事;他们进来,在做同样的事。从那当中出来了形式化的基督信仰,开始衰弱,直到他们进入到了最后的教会时代。

呐,现在的教会,就是我们所称的宗派……圣洁的人们,你们知道,我们称他们是现代的,他们去到外面,也开始了他们的复兴。你说:“他们什么也不是。”
64

但是,呐,稍微等几分钟。我们得到了什么呢?我们得到的并不比他们多多少。那是完全正确的。只要我们还争吵、烦躁并彼此之前举止失常,我们就仍然是肉身在行事。除非一个人能下到祭坛上,与神和好,直到他能不看这些小事,像一个基督徒应该做的那样向前进……都是半斤八两。是的。不用对他们喊叫。让我们先擦干净我们自己的脚印。

陌生人们,请原谅我们,我现在是给这教会一点福音的敲打。注意,这是对的。这完全是你需要的。
你说:“哦,我们得到了圣灵。”然后上去那里,用力地敲击钢琴,敲打一些鼓,在地板上跑来跑去,然后跑出去跟你的邻居争吵。你得到了什么东西吗?哦,没有。不,先生。我们唯一所得到的东西只是不冷不热。只要音乐开始,我们就跟着跑。当音乐停住,我们就停住。弟兄,不要对其他的人大呼小叫;让我们先看看自己的门。阿门。
我告诉你们,我们需要一个老式的复兴,就好像我们在这个地区所拥有的那样,当时他们整晚都面伏于地,不是要举止失常。但他们真正的敬虔忧伤,不是回到祭坛,呆在那里,而是去到外面,跟他们与之交恶的邻居和好,开始纠正……你知道那是对的。这会让你受伤,但弟兄,这会帮助你的。是的。你必须要知道这点,我的朋友。是的,先生。
65

不冷不热,那是教会所陷入的一个悲惨的境况。你们不留心的话,伯兰罕堂也会陷入到那同样的境地的。听着,你们知道这些事。这一年接一年,一年又一年地在这讲台上教导过了,我警告了你们这些事情会临到。圣经说时候将到,人们会从东到西,从北到南,想要找到神真实的道,却找不着,你最好是锚定了,你要知道你是站在哪里。

66

但当一个人一旦重生了,不是情感上的激动,不是一些热情,不是把他的名字记在教会的册子上,不是要加入到这城里最大的教会,而是他真正地哭透了,满眼是泪地祈求,直到神赦免了他的罪,洁净他的魂脱离罪恶的生命,用圣灵充满他;带着那样的爱,敬虔,以至于他把那些偷旧轮胎的工具收起来,他从邻居那里偷窃,却能去纠正那些事情,在人们面前活的敬虔……直到我们能那样做,我们才能在这个地区有一个复兴。

藉着神的道,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阿门。不是一本教科书,而是这圣经。不是某个教会在他们的神学思想中教导的,而是神怎么说的。然后,你就会有一场复兴,神的大能,神迹奇事,等等事情就会发生。
67

我们是不冷不热的。因为我们的这个时代是不冷不热的,神说:“我要从我口中把你们吐出去。”这个教会时代将会被拒绝。其中只有少数的人,他们会得救。所以最好是好好检查下你自己,找出你是否是在那少数人当中。若主愿意,我们等下会讲到这个的。现在请注意。

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我既转过身……(瞧。)……我就看到七个金灯台;(或者是“烛台,”希腊语这么说。)
呐,那是最初的翻译,因为他们没有蜡烛……他们只有小灯台。呐,我们叫它们是七个金灯台。
68

呐,在圣所里,无酵饼……你们很多教法师都明白那个。你们在祭坛这里的人,在这里接受了一个好教师的教导,你们都知道这些事。

七个金灯台,在顶端有七盏灯来燃烧灯油。在撒迦利亚书中,他在那里看到了异象,我相信是的,他看到了野橄榄树和嫁接的橄榄树;犹太人和外邦人,是在外邦人蒙恩很久之前。他们有一个金香炉,那两个金香炉都伸进这一个金灯台里,吸收灯油,供给所有的灯盏。他无法明白那些事是怎么回事:野橄榄树和嫁接的橄榄树。当然,嫁接的橄榄树会被砍掉,野生的橄榄树会再被接上的。
那供给灯的油……油总是代表圣灵。周五晚上,我们会讲到那在人们身上做记号的圣灵的。注意,这油代表圣灵。那就是为什么我们用油膏抹病人,因为它代表圣灵。
圣经在启示录第6章里,当那灾出现时,神说:“一钱银子买一升麦子,一钱银子买三升大麦,油和酒不可糟蹋。”真希望我们能用几个周来一直讲启示录,深入到里面,讲讲酒和油是什么。“瞧,你不可糟蹋我的酒和油。你不可就近它。”阿门。
69

呐,注意这些金灯台。灯油被倒进那些灯台中。呐,油是被放进灯台中燃烧的。呐,亚伦是……他的职责就是点亮那些灯。这些灯必须要被点亮。现在要坚持住。瞧,要保持敬畏,请听。这些灯必须要被神点起的火来点亮。亚伦的子孙走进去,捧着某种奇怪的火,神就把他们杀死在了门口;是的,奇怪的火。神点起的火……

70

瞧。让我们再多读一些,也许我们会明白的。现在听听他所说的。好的。“他的头……”我相信我跳到了第12节这里,“七个金灯台。”第13节:

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
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他的眼目如同火焰;
71

呐,让我们在这里停一会,因为我们不能像这样就从这画面上挪开。瞧?看看立在这里的这些灯台。呐,那些灯台,过一会我们就会发现,那代表着七个教会时代。它们代表着以弗所,别迦摩,一直到非拉铁非,哦,一直到老底嘉,七个教会时代。

那些烛台中的每一个都有一个小油壶摆在那里,油就会在这灯台上燃烧。呐,当一个灯台被神的火点燃时,它们就会用那个灯盏点燃其他的灯,然后放回去;然后再点燃其它的灯;一个点燃另一个,再另一个,另一个,直到最后的灯盏。注意,是同样的油。
72

呐,这七个教会时代是从以弗所开始,然后是士每拿,别迦摩,一直下来。圣灵,也就是神的油,在起初降临在以弗所教会,以弗所教会是恩典的教会。你们浸信会的人应当大喊“阿门”。然后在恩典的教会,就是在以弗所,给以弗所教会的信设立了我们,就是我们这些在创世之前被设立的人。圣灵降临在那里,他们就领受了圣灵。

但等一下,我的浸信会弟兄,他们怎么领受圣灵的?他们怎么得到圣灵的?是藉着加入教会吗?不是。他们是藉着圣灵的洗得到圣灵的。你说:“是的,伯兰罕弟兄,是的。”当圣灵降临在你身上时,会发生什么事呢?
注意,在以弗所使那油燃烧的同样的火,也在士每拿燃烧;同样在那里燃烧的火,也在别迦摩燃烧,一直燃烧下来,直到老底嘉教会时代。同样的圣灵,被同一位神所点燃的,藉着同样的火,那火在五旬节降下来,点燃了灯盏,就是每一个教会时代,一直下来。
73

但问题是,我们浸信会,我们卫理公会,我们离他远远的,想要接受某些历史的东西,而教会却一直在前进。是的,我们就是在那里被甩在后面的。每一个教会,当事情开始时,没有……

看看在最初改教时代的路德。何等的复兴啊,路德。瞧,我家里有关于他的书。那个人是怎样在神的大能下被摇动,他怎样相信神的医治,自己接受了圣灵,相信神的大能,以至于他都说了方言,马丁路德。那是完全正确的。马丁•路德说了方言。
74

然后下一个时代来到,约翰•卫斯理。约翰•卫斯理做了同样的事。当他在讲道时,他说:“我所说的这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话,是什么呢?”是的。说方言,相信神的医治,当他来到美国时,这里的教会对待他象他们今日对待圣滚轮一样,他们把他赶出了教会。他们在外面传讲福音,在神的大能下仆倒,以至于他们有一段时间整夜都躺在地板上。

约翰•卫斯理自己的传记,现在就在我家里,记载着有一天他骑着一匹马去为一个生病的妇人祷告,那马摔倒,摔断了腿。他从马上跳下来,拿出来一瓶油,用油膏马,然后骑在马上,就骑走了。同样的火在那里燃烧……
但你们却把它弄成了一个固定的模式,然后圣灵就继续往前走了。是的。就是那样的。
75

在卫理公会教会中,“他们有什么地方出问题了,”他们的书说,“他们得了痉挛。”他们开始行走,然后他们会痉挛并跳起来,卫理公会,在他们的帐篷聚会中等等就会举止像那样。哦,弟兄,如果约翰•卫斯理能复活过来,他也会对你们大大失望的,他会拒绝你们,以至于他会用他所传讲的福音对你们进行好好的福音敲打。

不久前我站在那圣坛边,人们在那里放出他们的猎狗,就是当他传讲新生的那天,等等。英格兰的最高教会放出了他们的猎狗去咬他。他说:“太阳落在你的头顶上不会超过三次,他就会叫我去为他祷告的。”他死了,他死掉了。是的,就是那样。
76

那也是我们今天需要的。我们需要那样的卫理公会。我们需要象约翰•史密斯那样的浸信会信徒,他呆在房间里,与神摔跤,以那样的方式祷告了整个晚上,以至于他的眼睛第二天早上肿得非常厉害,他的妻子需要扶着他去到桌边吃饭。

哦,我们今天怎么做的?一个教会里的执事,站在街角,嘴里叼着根香烟,去到电影院里,整夜看电视;远离教会,抽烟,喝酒,赌博,跑去赛马场,却还称自己是浸信会信徒。哦,荒唐。
我们今天所需要的是另一次老式的、神所差遣的、圣灵的复兴。阿门。我不是指……我不是要让你们变得兴奋。我知道你们不兴奋。但弟兄,这是事实。我想要让你们明白这要点。这是真理。这是我们所需要的。好的。
77

呐,这是圣经。这是圣灵所说的。瞧?灯台……好的。呐,第13节。

灯台中间有一位好像人子……
什么?有一个好像他。这是谁?是他的新妇。有一位好像他,注意这是怎么回事。
……身穿长衣,直垂到脚……
耶稣基督的圣经笼罩着她。他用自己的血洗净了我们的罪。好的。
……胸间束着……(不是一个男人,而是个女人)……金带……(这福音带着神的荣耀和大能笼罩在新妇身体上。)
哦,我们在这里得到了一幅多么值得思考的图画啊。瞧这里。
……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
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如雪……(公义,圣洁,白色说的是……);他的眼目如同火焰;(能看透我们。)
不要想从他面前隐藏。他知道你是谁,你在哪里,你做过什么。是的,先生。他看到了一切。哦,神啊……
我们只有几分钟剩下了,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来看这另一个教会时代。注意。
他的脚像铜……
78

铜总是指审判,你知道,铜祭坛,铜蛇,等等。铜说的是审判。他的脚,耶稣基督的教会被设立在神的审判上。基督代替我们死了,这位公义的主为我们的审判付清了赎价,在神面前,他作为一个罪人死在了十字架上,他的魂下到了阴间。神,没有让他的圣者见朽坏,在第三天,为着我们的义又让他复活了;现在他坐在神的右边,成了一个能被我们的软弱的感觉所触摸到的大祭司;他必将像他去到天上一样再回来,要接受一个预备好自己的教会,是被血洗净并重生的。何等的情形。阿门。好的。“像光明的铜,”现在,注意,“他的……”

他的脚好像……光明的铜,好像在炉中煅炼过的……(那是把所有的杂质除掉……)声音如同众水的声音。
79

注意,现在是教会在对他说话。“众水……”启示录17:15,说:“水是指多民,多人,多国,多方。”呐,“他的声音,”这位站在那里,看起来像这样,基督在他的教会里,正如新妇和基督是一个,好像丈夫和妻子是一个一样;教会和基督被一起雕琢成一个人,同样的圣灵。

基督所做的事,教会也同样做。你看到这点了吗?那个在圣洁、能力、庄严中的美丽教会,能看到异象,有神迹奇事,一切都好像他所做的一样,当他在这世上时,他把所有的赞美都归给神,说:“父若不先指示我,我就什么都不做;他指示我的,我就照着做。”就是他们看到所发生的那些事。
呐,基督被雕琢成了一体。
……声音如同众水……
很多人,不是单单指哪个;是整个教会,七个教会被一起雕琢成了一个大的被救赎的主的身体。卫理公会,浸信会,长老会,所有被圣灵重生的人,都带着神的大能在说话,那就是这身体。那就是这个身体。
在他的右手中……
80

“右边。”圣经中的一切都有一个含义。瞧?

……他右手中拿着七星……(呐,他是个王。)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面貌如同烈日放光。
呐,“从他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从这位站在那里的人口中出来的,基督和教会是一体……
……他右手中拿着七星。
过几分钟你就会明白,我想要讲到这点,让圣经来说那是什么。那是七位传道人,每一个使者都被赐给了那七个教会时代中的每一个时代,从那里发出来,把它们握在右手中。阿门。就是那样。有七位天使,七位使者,给每一个教会都有一位。明白了吗?
他站在那里。
从他的口中出来一把两刃的利剑……
一把两刃的利剑是指什么?希伯来书第4章说:“神的道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更有力量,甚至能刺入骨髓,连人心中的主意都能辨明。”好的。
我一看到他,就仆倒……我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
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阿门;我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那是基督。呐,注意。)
所以你要把所看见的和现在的事,并将来必成的事都写出来。(好的。)
论到你所看见、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个金灯台的奥秘,那七星就是七个教会的使者……
81

嗯,要抓牢这个。“七个使者就是七个教会的传道人。”在以弗所教会有一个领导者。呐,如果神允许的话,我们就继续讲这个,不讲兽的印记,我可以指给你们看每一个教会时代,一直到最后这个时代,就是那样;指给你们看非拉铁非教会,也就是卫理公会,约翰•卫斯理;指给你们看推雅推喇教会,就是紧接别迦摩教会之后;使者是马丁•路德,一直讲到这个时代,指出所出现的每一个教会,并带出的信息,以及在这地上所建立的信息。

一直到今天的这个最后的信息,是的,神从天上差下一位使者,一个被他印证的仆人,差来一个信息给每一个人。这不会成为一个教会,不会成为最后这个时代的一个组织。因为神已经把组织丢弃了,你们所有的人都知道这点。等明晚我们会讲到这个,就是兽的印记,你就会看到你的教会以及你的组织是在哪里(瞧?)。
呐,注意。
……教会,你看到的七个灯台就是七个教会。
他们是教会。那些星,他握的每一颗星……
呐,注意。我们可以稍微停一下吗?我知道我只剩下大约十二分钟了。如果不能讲别的了,我想要来讲讲这章,把它读一下。我想要让你们明白这个。星是指传道人,是一个被从上头来的圣灵所恩膏的传道人。
82

你知道你代表着天上的一颗星吗,在天上的每一颗星都代表着你们吗?你们还记得神告诉亚伯拉罕说他的后裔会像天上的星吗?他们先是这地上的尘土,然后在复活时他们是天上的众星,无法计数。你有认识到这点吗?

你知道耶稣就是那明亮的晨星,是天上的众星中最伟大的星吗?哦,哈利路亚。当我想到这点,我的魂就会因喜乐而激动。那就是他。有一天,当这世上的事过去时(哈利路亚),我们将会像他的样式,坐在他的面前。
83

仔细听,另一段经文临到了我。但以理说……那时他说:“合上……”

当时他看到这位天使降下,在他头上有一道彩虹,他一脚踏地,一脚踏海,举起他的双手,指着活到永永远远的起誓。当时那七个声音发出,是七雷发声,他说:“要封起来,直到末后的时代才能揭晓。”他说。“那时神的奥秘将会成全,那时这会被启示给教会;他指着活到永永远远的起誓,不再有时日了。”
听听他在那里所说的。他说:“但以理,你尽管去,封闭这书。”瞧?“你必安息,在末日你必会站起来得你的福分。但许多义人将会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
那就是你,“众星,”那七个使者,在这两千年里,贯穿在七个教会时代中的七个使者,
第一个两千年,大洪水毁灭了这地,第二个两千年,基督的第一次到来;第三个两千年里,这第六个千年,是基督的第二次再来;千禧年,是结束,第七天的安息。
84

“达与教会……”哦,你们愿意再多忍耐我几分钟吗?[会众说:“当然。”—编者注。]我不想要你们筋疲力尽,但我会快快读好的。

给使者……
呐,注意,他直接指向了这个。我们要讲别迦摩,然后讲到最后一个……我是指老底嘉,然后我们就结束。明晚,我们会从那里接着讲,讲兽的印记。
给以弗所教会的使者……(第一个)
85

呐,注意,当时耶稣站在那里,他的手伸出来……这里有一些东西,是我不想要让你们错过的。听着,注意他。他站在那中间,就是七个金灯台的中间。

呐,如果我站在这里,那些灯台环绕在周围,我的一只手伸出来在这里,这是另一只手,成十字架的形状,因为藉着十字架出来了教会。
他就站在这里;一道虹在他的头上,是一个约。“我藉着亚伯拉罕,藉着他的后裔跟一切所召来的人坚立我的约。”
86

我的弟兄,那天晚上他接受了基督,他说:“不要逼我,比利。”他说:“当神对我说话时……”

我说:“你不会来的,直到他呼召了你。”
“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有人做了一些别的事,拉动了你,那是别人。但当神说话时,你就会来的。瞧?是的。站在那里……“若不是我的父先吸引人,就没有人能到我这里来的。”
87

他就站在那里,看上去像碧玉和红宝石,首先的和末后的,便雅悯和流便,十二位先祖。圣经的一切都像那样完全连结在一起,一切都很完美。注意,当他站在那里时,现在注意看,注意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他是阿拉法和俄梅嘎。他是始,他是终,他是过去,现在,将来的那位。“在他的右手中,有七星。

88

呐,他从以弗所教会开始,他开始点亮灯台。他点亮了。然后下一个时代,我们发现,下一个教会时代,光开始暗下去了;再下一个教会时代更暗淡了一些,直到第四个教会时代,是一千五百年的黑暗时期。在大约公元500年时,有1500年,一直那样,光开始变得非常黑暗,以至于光几乎都消失了。

注意,每一个教会时代,他都说:“你没有否认我的名。你没有否认我的名。你没有否认我的名。”但当他从那个黑暗时代的另一边出来时,他说:“你们有了一个名,以为是活的,其实是死的。”她组织了起来。她接受了另一个虚假的名。
明晚,注意看那个敌基督是什么样的。他有一个虚假的洗礼,使你相信那是圣灵的洗。他有一个虚假的水洗(是的,先生。),甚至都不在圣经里。他有所有的那些东西,模仿得很完美,是狡猾和欺骗人的。
注意它是从哪里出来的。就是在那里开始的,就在那里;从这另一边出来的。
然后他说:“你还有一点点光,”路德。
然后出来了卫斯理,在他的时代是怎么样的。光必须要点起来。
然后在那个时代和最后的这个时代中间,他设立了一个敞开的门。他为那些要进来的人设立了一个敞开的门。
然后他说:“她陷入到了不冷不热的境地。”他要把教会从他口中吐出去,接受那少数的人,然后复活来到,他与教会一同离去。是的。
89

那就是教会,它站在七个金灯台中间。呐:

写信给以弗所教会;这些事情……那右手握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说;
我知道你的行为……(记住,你没有被忘记。)……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的劳苦,你的忍耐,你不能容忍那些恶事……
90

我们却容忍那些邪恶的东西,称它是敬虔的。“哦,他们去……我们去到教会。我们跟其他的人一样好。”回到家里,周三晚上呆在家里看电视,那是从地狱的深坑中来的。是的。去到外面,去到露天影院,看那种电影。天太热了以至于都不能去看电影,更何况上教会呢;在炎热的夏季,甚至传道人都会停止讲道。你说:“上教会真是太热了。”弟兄,没有比去到地狱更热的了。有一天你会去到那里的,那里要比这里热多了。你最好仔细听听。

你怎么能?弟兄,无论你怎样做,都不能让一只鸽子去吃一只死马。他无法那样做。他的本性是不同的。鸽子没有胆汁。他不能消化。一个从神的圣灵重生的人不能吃那种东西。他不能容忍。这是他无法想象的。他不能那样做。他不能。
你知道,物以类聚。今天,世界和教会非常相似,你……他们说话很像;喝酒很像;抽烟很像;他们说坏话很像;他们穿衣很像;他们举止很像;他们……你无法分出彼此,然而你们本应当是被圣灵封印的。
弟兄,这很强烈。但我告诉你,这会给你生命的。
91

有一次,有一个人,去到一帮传道人面前,他们在那里办了一个神学院,称为先知学校。他们中的一个人说:“支起大锅来。我们要吃晚餐。以利亚来了,一个真正拥有加倍恩膏的人。”

其中的一个出去摘了些豆子,他抓来一满把绿葫芦秧子,丢进了锅里,开始把锅烧开了。哦,他们开始吃了。他们说:“在这锅里有死亡。”这就好像有一些神学院的人所做出来的饭菜一样。是的。“在锅里有死亡。”
以利亚说:“等一下,我们能处理得了。”他去抓了一把面,丢了进去,那就使事情改变了,面粉,素祭,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都是一样的。素祭仍然有同样的果效,那就导致了不同。
……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是假的来。
那是他说的,我从未这样说过。我只是引用他说的。但你知道神要求什么吗?神要求圣灵的洗,否则你就是失丧的。
92

一个人从这里出去,拥有几个神学博士,文学博士,哲学博士,和学士学位,除了那些东西之外,却对神一无所知。是的。弟兄,那什么也不是。但全世界的人都说:“哦,我们的传道人是个神医。”哦,求神怜悯。那就像喝口水一样跟神毫无关系;一点都没有。是的。神不在乎有多少哲学博士,或神学博士。你知道,圣经说……呐,这不是玩笑,因为我不相信这是玩笑。但圣经叫神学博士是“死狗。”那正是圣经所说的,“死狗。”好的,说:“它们不能叫。”是那样的。

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
93

哦,我想把这个加进去,因为若神愿意,你们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晚上明白这个的。

……曾经劳苦,并不乏倦。(“你要持守住圣灵。”好的。注意。)
然而我有一件事要责备你……
呐,我必须要在这里停一下,这样明天晚上,我就能再讲这里了。
……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
94

在这个会堂里出了什么问题?当你遇见一个人时,这个人应当可以说,“你的基督徒经历……对你来说,最喜爱的是什么时候?”你应当可以说:“现在!”

“哦,我最好的经历就是以前当我上来,我第一次得到圣灵的洗的时候。”
那么:“哦,弟兄,你从恩典堕落了。”是的。瞧。
……你离弃了起初的爱心。
这表明了他们起初拥有一些东西,然后离弃了。
呐,不是开始,而是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不是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天国,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哦,让我把这点讲透,就几分钟。今晚我讲的有点快,所以让我把这点讲透,就几分钟。瞧?“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如果有什么人说:“我相信那个人是个假冒伪善的人。”
“哦,如果你那样想我,我就离开教会。我不要跟这个有任何关系。”好的,就是那样。瞧?那表明了你是怎样被造出来的。但如果一开始是麦子,那直到最后都是麦子。你无法永远长期呆在那里的。你无法使事情变得正确。是的。
要记住你是从哪里跌倒的……
回顾过去就会记得你曾有过那样的经历,是你不想要跟任何人讲的。在教会中出了什么错误,你都不该坐在你邻居的台阶上,谈论教会,谈论其他的任何人,跑掉并去加入别的教会。不,你应当呆在那里,忍耐并祷告,神就会使事情成就的。瞧?
要记住你是从哪里跌倒的,悔改……(你知道“悔改”是什么意思,不是吗?)你首先要做的……
要回头去得到你最初的经历。要做你起初所做的事。换句话说,就是要去到祭坛上并与神和好。是的。
……行你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快快临到你那里去,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除非你悔改。
啊哈。“如果你不,你就会有一个破碎的教会,支离破碎,’除非你悔改。’”
95

“但这……”哦,我们现在来讲这个。要好好记住。仔细听。要戴上你教会的面罩,放下你的保护套。听着。为了……

然而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
“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呐,注意。在以弗所教会中是“行为”,在下一个教会时代就成了一个“教训。”明晚,我们要来讲这个,“尼哥拉。”
圣灵对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神乐园中生命树上的果子赐给他吃。
呐,下一节,下一节是开始讲士每拿教会。
96

呐,“尼哥拉,”明晚,这就是我们开始讲的地方,是从启示录第13章里拿出来的,是尼哥拉的祭司制度,它是怎样在以弗所开始的。教会时代存在三百年之后就是从那里堕落的。在这个教会时代结束之前,尼哥拉主义开始兴起一个教义,一个弟兄的祭司制度。

首先,这是从尼哥拉斯来的,这是一个……在使徒行传第6章,我相信,是第5节,他去选出了执事。他们使用了这方法,那就是尼哥拉斯,就是从那里开始的,称之为尼哥拉,开始组织了一个祭司制度。从那里开始,成为了一个“行为,”就是他们所在做的,在承认的基础上说这些事,等等。然后,在那里成为了一个教义,这教义进入了巴比伦,并在那里结束了,最后,整个基督教都被卷入了进去,只有极少数的人被从中救了出来。明晚,如果是神的旨意,让我们注意看,这是怎么回事。
97

哦,我亲爱的弟兄,我亲爱的姐妹,他足以能够持守你,不让你堕落,他足以能够保守你的心在恩典中,愿他倾倒他的祝福在你身上。愿你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们生活在这末世的的最后的教会时代,这被预先告知了,是一个不冷不热的教会时代,对圣灵只是三心二意。要停止这种三心二意。你要全心地,真正转向基督。

我不是在告诉你要加入什么教会。那没有……在审判中,神永远不会问你那个的。不,先生。他不在乎你属于哪个教会。
他要的是你,是单个的人。你必须要重生,并领受圣灵的洗,否则,你就完了。瞧?你只是在玩弄教会;你只是在模仿,直到你真正拥有一个重生的经历。
呐,他站在那里,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藉着几个教会时代,同样的圣灵照亮了在那里的教会,他也在照亮这里的教会。
呐,在教会中有假冒伪善的人,这个尼哥拉主义,一直存在于每一个教会时代中,假冒伪善的人,直到现在还有,甚至变成了一个大组织的混合体。神把那一切都踢了出去,只保留了少数人在荣耀中。
98

愿主祝福你们。朋友们,这有点粗鲁,但这是有益的。这会帮助你,保持你远离堕落。呐,不要到处去说:“伯兰罕弟兄诋毁我的教会。”这不是针对任何的教会的。这只是给你们单个人的。我不是……

如果你属于浸信会教会,那你就要成为一个真正被圣灵充满的浸信会信徒。如果你属于卫理公会教会,就要成为一个真正被圣灵充满的卫理公会信徒,无论是什么。你永远不可以成为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要为了神的荣耀,成为任何教会,或任何邻居所信赖的。
99

亲爱的生命之主,在读了你的道之后,我们敬畏地站在这里,意识到有一天,今晚所读的这经文将会成为……在审判的日子,我们会听到这道被录在磁带上了,像以前一样。看到我们生活在最后的这个时代,到处都是黑暗,我们对此能做什么呢?何等的时刻。看到主的再来的迹象在显明,巨浪在翻腾,人心在消化,是惊惧和迷惑的时刻;列国之间的困苦……

很多人说:“哦,我听这话已经有很多年了。”但圣经岂不是也说过,他们说:“自从我们的列祖睡了之后,并没有什么改变。”吗?他们不知道我们就在门口了。他也许在明早之前就会再来。
父啊,我们怎么会知道什么日子,什么时辰,我们所走在其上的这条易碎的生命旅途就会在我们身后破碎呢?我们可怜的魂将会悬挂在神道的天平上,就是我们对所听到、所读到的这道的态度。
主啊,我们现在应当停下来,省察下我们自己。今晚,男人和女人,男孩和女孩,都站在这会众当中,都心智健全,愿他们现在能深思熟虑。如果他们还没有重生,愿他们现在在心中定意,“我将不吃不喝,直到你用你在五旬节那天充满他们的同样吗哪来充满我。直到这个世界死掉,一切东西都成为次要的,但你,我的主,愿对其它东西的爱都失去……你把所有对这世界的爱都从我里面拿走,让我从今天起全然属你。”主啊,求你应允。
当这些人要回到他们的家中时,愿你与他们同在。哦神啊,请纪念他们的需要,就是在我们这地上的穷乏人,在灵里贫穷的,那些饥渴的人。
神啊,求你兴起在各处的传道人。用圣灵来充满他们,差派他们出去传福音,主啊,像火把一样。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只能一次经过这路。我们只有一次生命,我们为此而感谢神。但下一次的生命,我们将不会在即将到来的下一次生命中传讲这福音;我们会跟那些时代中接受这道的人一同在福音中喜乐;跟我们的大元帅在一起,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配得一切,所以的赞美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100

神祝福你们。请转过身去,彼此握手,让我们来唱“福哉,爱的捆绑。”如果你们愿意……

福哉,爱的捆绑,
彼此以爱结连;
和睦相处,同心合意,
在地如同在天。
在父宝座面前,
呐,请彼此握手。还有十分钟就到时间了。现在灯光已经亮了。你们都握手;回家去,欢喜快乐,明晚再回来。如果神的旨意,我们会在七点三十准时开始聚会的。何等奇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