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411 你的信救了你

1

谢谢你,摩尔弟兄。晚上好,朋友们。今晚的聚会即将进入尾声,我很高兴代表耶稣基督再次回到什里夫波特。要结束聚会使我一点也不高兴,但能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又使我很高兴。你们待我真好,用你们的信心和你们所能做的一切支持我。我很感激这一点。

我要感谢摩尔弟兄和他的“生命帐棚”的工作人员,和所有其他的传道人们,合作的传道人们,所有的非信徒,以及在场的会众。我们感谢你们每一个人。
我们要感谢这些人,他们一直……这个会堂的监理,管理员。我想刚才我进来的时侯见过他们中的两个人。非常可爱的很好的人。我很高兴他们是这样的人。在各样的聚会中他们有很多事情要做,诸如此类的。我祷告神与他们同在。
2

呐,刚才,我坐在后面的更衣室里,在里面待了很久。我一直在祷告。今晚来得有点早,我坐在后面倾听这美妙的献唱。听着这些优美的歌曲,我想,“哦!这对我来说简直像在天堂一样。” 因此我就提出了一个请求,想听听其中我最喜欢的: 《后来耶稣来了》,《神的荣耀降临》;《耶稣来了》,和《只要相信》。这些是我最喜欢的歌。

我真的感谢我们的主耶稣为我们做了所能做的一切,深信奉主的名出现的神迹奇事因着它的伟大奇妙会将今晚的聚会推向高潮。
3

呐,今晚离开这里之后,我需要开大约八百英里的车,因此得明天才能到家,就是明天夜里了。第二天就要动身去肯塔基。然后,从那里回来,前往丹佛,再到加拿大。日程安排的很满——很艰难。但是,我想当我听到某个声音时,神已经让我在他的众多百姓中蒙恩,让我像他一样奉献生命,建立并持守住他为之赴死的蒙福国度。

我要问大家……或许在返回礼拜堂或者这里之前,我可能要去海外。主已经安排时间,我自己安排的时间;他没有让我在那个时候去。但是他对我说是“九月”。所以,就是那时候了,在九月份要去印度,非洲,巴勒斯坦,德国,许多其它的国家,或许回来之前能路过——英国和法国。所以,为我祷告吧,你们愿意吗?我会尽我所能去传扬荣耀的福音。
4

我只是想知道,朋友们,今晚,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 犹太人寻找神迹; 希腊人……智慧。犹太人还是犹太人;他仍然在寻找神迹。

图片上是皮特鲁斯,瑞典斯德哥尔摩非拉铁非教会的负责人;摩尔兄弟、布朗兄弟和我从那里返回,离最近已经两年了。他们说,他们向那些回到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分发了50万本《圣经》。
他们在读新约。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耶稣曾经降世。我想这大概是从被巴比伦或罗马俘虏之后开始的。当他们读圣经的时候。他们说:“如果这是弥赛亚,如果耶稣是犹太人的弥赛亚,让他遇见我们……让我们看看他行先知的神迹……我们会接受他。”
哦,我真希望这样。我希望神与我同在。如果我能站出来,在数万人面前问他们这个问题,那么神将会在那里。他会向犹太人显现。
5

或许….假使真的发生了会怎么样呢?我并没有说会发生。到了那儿,我会这么问他们,如果耶稣。。。如果我们读一下经文,就会看到他没有宣称自己是一个医治者;他只是宣称看到异象。天父让他做的事,他就照着做。我们所有的圣经读者都知道这一点。“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约翰福音5:19,“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做。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那么,如果那是他在地上时的方式……许多人来找他,他没有看到任何异象,他认为他们有足够的信心。他说:“你的信救了你。”“照你的信心加给你了。”但他有了异象时,他就只能说神吩咐他要说的话。“去。”“过去。”诸如此类的。
6

呐,如果他们看到,我说,“呐,耶稣基督是犹太人的弥赛亚(正如我代表的那样),他从死里复活,宣布已经将他在世上时所做的一切,交付给他的教会。现在,如果耶稣愿意那样做,你愿意接受他做你个人的救主吗?”——像我在非洲对他们说的那样。

同样,在非洲,我看到3万名原始的异教徒在一次祭坛呼召中归向了耶稣基督。有三万人把他们的偶像摔在地上,丢掉所有的符咒,擦掉他们脸上的泥土、迷信的东西、以及他们用来打仗的涂料和异教颜料,来到耶稣基督面前。一次就是3万人。
我带着爱和尊重说句公道话。朋友们,并不是因为我在场。而是因为耶稣基督在场,据我所知,更多的非洲信徒在5分钟内放弃已经继承150年的信仰,相信被世界称为狂热的福音,并遵行耶稣基督吩咐我们行的使命。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末日来临之前,我竭尽全力把主耶稣带到每一个人面前。
7

如果那些犹太人愿意百分之百地接受耶稣基督,我就告诉他们:“就在你所站的地方,就在巴勒斯坦,就在耶路撒冷,圣灵第一次降临在犹太人身上。现在,当你站在相同的路径上时,就接受圣灵。” 假如圣灵一次落在三万,四万或五万名犹太人身上会怎样呢?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外邦时代就会结束。就是这样。

让犹太人重新认清是非,看看会发生什么。我们坐在家里想想诸如此类的事。而犹太人却出去把这件事做了。犹太人是神有史以来拥有的最伟大的宣教士。他们肯定…
保罗在他的时代将福音传遍他所知道的世界。许多患病和受折磨的人还在耶路撒冷,但他必须去亚洲和其他地方。他必须去传福音。
而且你知道,外邦人的赦免即将结束。所有信徒都知道。可能是时候了。基督徒们,神满有怜悯。罪人们,神满有怜悯。如果你今晚不是基督徒,直到你成为基督徒之前不要走出这门槛。现在接受主耶稣基督做你个人的救主吧。
8

愿神与你同在。

希望我已经尽力。再次感谢你们中的每一个人。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唯愿圣灵将我心里的意念告诉你们个人。
我猜……他们告诉了我,我相信,你们已经为我做了一点儿爱心奉献。你们没必要那样做。但是我是个穷人,我不拥有属世的任何物品。这是事实。
今晚我唯一拥有的就是在那里的一个小房子。摩尔弟兄为我绘制出来的,而且他想亲自动手建造。我让会众用奉献的钱建成了。我没有给自己留着。事后我看着它时,心想:“这不对,伯拉罕家族没人有房子。我们都是流浪汉,寄居者。”我说:“这对我不合适,有病患的人交给我们。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我就把它交给下面的教会,让它用作牧师住宅。呐,我自己不想要拥有它。
第八与佩恩大街的教会持有这间教堂。如果他们想的话,今早就可以把我撵出去
9

但是有人送我一辆车。摩尔弟兄开了个头……。会众在这里给了一些奉献。我有了一辆汽车(我每年都在交换它)和一辆旧卡车。那是我的财产。也许在银行里有几百美元。

我的事工一天大约要花一百美元。你可以想象,如果不能恰好支付欠款,我们多半会透支。你只要到银行就知道。就是那样。
我们支付所有的花销后,聚会结束时我得到的爱心奉献就所剩无几,问题就能解决。你们在聚会结束时做的爱心奉献,如果充足,我会回家询问秘书办公室需要多少钱。我们空缺了多少。我们就补全账单,付清所有能付的一切。除了下一次聚会,如果还有什么留给我用的,我把它用在国外宣教。
总有一天,我必须要对赠与我的每一分钱做出交代。如果我用它做神的工,我将成为他事工的好管家。我努力那样做。神知道那是真的。就是那样。
10

几天前我参加一场小型晚宴。我儿子让我穿一件白外套。那件外套使我觉得很不自在,在晚宴上甚至都说不成话。

我说,“比利,那看起来不太对。”
他说:“爸爸,穿上吧。这是我的外套。穿吧。”
我不想伤害他。弟兄姐妹,我这样谦卑地说,不是为了引人注目,或博取同情。我所有的衣服都是人们给我的。
我身上这套西服,是四年前摩尔兄弟和我在瑞典的时候得到的。这双鞋,我妻子给我买的。我还有一套西服是佛罗里达州那边给的。另一套是芬兰那边给的。两套,我在德国得来的……或者,不在德国,而在非洲。那是所有衣服的来源。它们是人们给我的。有些是二手的。这是事实。五年前我在加州的那套西装,到现在还穿着,我买的时候它已经有六七年的历史了。但又怎样呢? 这就已经足够。耶稣甚至没有一件衣服,还借用了别人的坟墓。
如果我接受人们给我的所有的钱,我会过得很好的。但是,我想和那些前来寻求主的人一样贫穷。我们是神国的公民。我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我说这话,是要叫你们知道,朋友们,神的国不在乎钱财万贯,穿红着绿。它是一颗向神顺服的心。在神……
11

前些时候在加利福尼亚,一位很好的阿米尼亚的朋友说:“伯拉罕弟兄,你开的是那辆破旧的雪佛兰卡车?”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们干脆扔掉它……来一辆新的蓝色凯迪拉克,”他说,“我有一辆放在那儿;还有一辆定制的帕卡德,只开了三百英里。你可以随便挑。”
我说:“听起来不错。可是如果我开着一辆卡迪拉克轿车,经过阿肯色州的某个地方,而一个可怜的小妇人背着一大袋棉花,吃着熏肉和玉米饼做的早餐,每天大约挣两美元。她说,’哦,伯拉罕弟兄来了。’那看起来好吗?不是我。我不想那样。不,先生。”
我赤身来到这个世界,将赤身回去。但是,我期待,我深处的那样东西将会带我越过众星和月亮,去到我爱的人等待我的地方。在神召我回去之前,我会尽我所能的服侍他。我们祷告好吗?
12

天父,当我低头看这些受作者启示而写的话语时,我祷告你今晚揭开这道。愿它能深入人心。我的心……看看这里,看到一个倚着他妻子的可怜男人,他妻子正坐在那里哭。小宝宝在婴儿床上直直地躺着。哦,主啊,如果我能做点什么,你能帮我吗? 总之不管以什么方式彰显你都可以,亲爱的神,帮助我。

许多坐在这里的人,可能患有癌症和心脏病。如果你不给一点信心,他们可能活不到早晨……或者,让他们得到信心接受他们的医治。
哦,主啊,我祷告今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愿你今晚像在以马忤斯路上向那些人显现的那样彰显你自己。做点不同的事,这样在场的每个人都能认出是你。 父啊,求你应允。
我们感谢你这周赐给我们的信息。我们感谢你已为我们成就的一切。主啊,向我们的心揭开你的道。像以马忤斯路上的人一样。当我们离开的时候可以说,“当主对我们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我们奉耶稣的名祷告。阿门。
13

从《马可福音》第10章,第46节开始,我们读:

他们到了耶利哥,耶稣同门徒并许多人出耶利哥的时候,有个讨饭的瞎子,是底买的儿子巴底买,坐在路旁乞讨。
他听见是拿撒勒的耶稣,就开始喊着说:“大卫的儿子耶稣啊,可怜我吧!”
有许多人责备他,不许他作声。他却越发大声喊着说:“大卫的儿子,可怜我吧!”
耶稣就站住,(哦,我爱那样,他的信心停下了耶稣的脚步)。耶稣就站住,吩咐叫他过来。他们就叫那瞎子,对他说:“放心,起来,他叫你啦!”
他就丢下衣服,起来,走到耶稣那里。
耶稣说:“要我为你做什么?”瞎子说:“主啊,我要能看见。”
耶稣说:“你去吧!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瞎子立刻看见了,就在路上跟随耶稣。
14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想就这几节经文说几句话——就一小会儿。我们将尽力,如果这些人愿意拉住我为他们祷告,让我们看看我能为队列里的多少人祷告。

我们今晚的场景是一副非常悲伤凄惨的画面,就像我们看到耶利哥一样。自从犹太人占领了巴勒斯坦,耶利哥一直是一个被诅咒的城市。约书亚说:“建造这城的必受咒诅。”
耶利哥总是代表堕落。耶路撒冷位于耶利哥之上:是属天的。当你去往耶利哥的时候,你是在离开神:被诅咒的城市。一个蒙福的城市——一个被咒诅的城市。
在我们今晚的这场景中,有一个叫巴底买的瞎子,一个又老又瞎的乞丐,也许衣衫褴褛,坐在路边乞讨,就是在路旁的篱笆或经过大路的围墙边。或许是寒冷的十一月天,因为他在那儿瑟瑟发抖。他很冷。当他坐在大路旁的时候,他要面对许多竞争对手;那一天路旁有许多瞎子。
偶尔路过的陌生人几乎没有一个会给他一枚硬币,而当路上到处都是瞎子、麻风、麻风病人、聋子,哑巴和形形色色的乞丐时,你可以想象乞丐们的处境有多艰难。一个贫穷的老乞丐挤在那帮人的旁边能得到什么呢?
毫无疑问,当他坐在寒风中,他的生活陷入了黑暗的世界里。而在里面的这帮人,自称非常虔诚,其实冷漠无情,邪恶至极,罪孽滔天。
15

那里有许多讨饭的和别的事儿,也许,没有人会想起瞎子巴底买。

他坐在外面,关在黑暗的世界里。他身边就是耶利哥大道,直通到耶路撒冷。路上的鹅卵石也许被许多行人踩来踩去而磨得滑溜溜的。许多年前,就在这同一条路上,伟大的战士约书亚率领过以色列人的孩子们。就在这同一条路上,以利亚和以利沙去到过约旦河。
毫无疑问,这个看不见的老乞丐正坐在那儿说……在他黑暗的世界里,他说:“如果我活在以利亚和以利沙经过的那日子,我会大声哭喊,他们就会为我祷告。神会使我恢复视力。但现在,这城里和周围的所有人都说,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但是,或许在他的心底,他相信神仍然活着。他知道的就那么一点点,救恩却从这条路上临到他。
我想今晚我们的状况是不是这样呢?我希望是。在座的很多人是有疾病的,有痛苦的,有需要的。你们当中有些人将会死于疾病。
16

同样,在大城市里的,大科学家们,面对你的状况却无能为力。

也许,瞎子巴底买,即使他有钱,你帮他做手术根本行不通。我听说这个人生来就是瞎眼的。我不知道。圣经并没有支持这一点。
但无论如何,他是个瞎子。即使他能做手术,他也做不到,因为他是个乞丐。所以,也许还是帮不了他。如果他求助于医学,他们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手术,或者没钱给他做手术。他坐在那里状况非常糟糕,但在内心深处,他是一个信徒。
你知道吗,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真的相信,上帝会使某个东西推动他。你不相信吗?如果你心中有一种对神的渴望,那么一定会有一种东西来回应这种渴望。
17

就在那儿,他坐在黑暗里。呐,没有人经过。过不久,他听见什么了。他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他们说,“他要往这边来了。”让我们戏剧化这个一下。“他要往这边来了。”

过不久,我听到一大帮人喊道:“晚上好,神父。”
祭司们来了。我听到一些祭司们说,“这个主意好。这个别西卜进到城里,要扰乱我们的教会。他除了说些邪恶的话,什么也没做。呃,我们知道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他只是借着别西卜赶鬼。他是个算命的,所以他才知道是谁触摸他,诸如此类的。他不过是别西卜罢了。他受魔鬼的膏抹。他只能让魔鬼帮助他。
18

在老瞎子巴底买的心里深处,有样东西开始翻腾起来。“我想知道他会不会真的路过这里。”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一阵阵的欢呼呐喊:“和散那!”有人相信他。我能听到祭司们说:“听听那帮激进分子说的。听啊。看看他后面跟着什么。看看参加他聚会的是谁。那帮穷人,赶他们出去。”
圣经说:“百姓都喜欢听他。”(马可福音12:37)
“看看他与一帮什么样的人来往。那表明他什么也不是。”可惜他们不知道他是谁。
基督徒朋友们,我想对于今天是不是也不像是一件大事。其实我们没有意识到他是谁。没有意识到他今天和那时是一样的。
19

我能听见他们在亵渎他。过了一会儿,瞎子巴底买一直问,“谁来了?谁来了?”

有人说,“拿撒勒人耶稣过来了。”
哦,神啊。他心中产生了新的希望。什么事发生了。这是他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机会。耶稣再也不会经过那条路了。那是他唯一的希望。
我们怎么知道,坐在这里的男人们和女人们,今晚,不是你唯一的希望呢?他可能再也不会经过这里了。
他抓起他的破衣服。说:“大卫的儿子,耶稣,可怜我吧。”
也许有众人大喊大叫,耶稣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他想,“哦,他会从我这里走过去了。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吧。”
耶稣正在沉思当中。他的脸面朝向耶路撒冷。他是神的儿子,所以他知道几天后他必须上耶路撒冷去钉十字架。
朋友们,你知道吗?那天他走上那条路,你和我都有一定责任。你知道吗?我们的罪恶和疾病逼他那天走上了各各他的路。
他在那里缓缓地走着,生活在人不能理解他的另一个世界里。耶稣一说话,众人就说:“你是用比喻说的。谁能听懂你说的话:你从来没有准确地回答过我们一个问题。我们理解不了。说清楚一点。”
他会用拐弯抹角的话对他们说些什么,然后走开,继续前进。他们不理解他。他不属这世界,而他们属这世界。
20

这时,一帮混乱的百姓从四面八方围过来,他的朋友们,约有一半在唱歌:“和散那!和散那!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赞美神直到永远!”或许生病的会众已经得医治,就跟从他,赞美他。

祭司们批评道:“哎,你行个神迹让我们看看。你在别处已经行过。到这里来。我们有个瘸腿的。你让他痊愈,让我们瞧瞧。我们就相信你。我们相信你是属魔鬼的,是别西卜。别来我们的教会。我们不想让我们的城市有那种祸害。离我们远点儿。”
持续不断的尖叫声从来没有引起耶稣的注意。他坚定地向耶路撒冷走去,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儿女为他的血哭泣的地方。他不能拒绝他们。一个父亲怎能拒绝自己的孩子呢?
他继续朝耶路撒冷走去。
21

但是这个可怜的瞎眼的老乞丐还远远地站着。人们试图阻止他哭喊——我相信他们是出于善意的好人。他们只是说:“快坐下。别那么吵。呃,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你知道那是祭司告诉我们的。你想让他们觉得你是跟一帮狂热分子在一起吗?坐下。”

他对他们充耳不闻。他说:“大卫的儿子,可怜我吧。我唯一的希望就要离开了。神啊,可怜我,一个瞎眼的人。”
有什么东西感动了师傅。那个瞎子,衣衫褴褛的乞丐用信心拦住了耶稣基督的脚步。今晚将有同样的事发生。
他停下来,环顾四周,说:“带他到这来。”
哦,现在他们中的一些人说,“打起精神来。他叫你了。”
哦,看信心现在开始发动。信心跳动起来。抓起他破旧的外套,扔到一边。没有放这……没有去注意他把它放在哪里:很好,这样他能捡起来……或者,顺着他的道摸着墙找得到。他遇到耶稣了。他知道,只要他能见到耶稣,他就能得到他想要的。
今晚,弟兄姐妹,让我们和耶稣见个面吧。耶稣说:“你们祈求,就必得着。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我必成就。”(约翰福音14:13)让我们祈求今晚与他相遇。
22

请留意,他不再苦恼。他很瘦,倒(听不清的话)。人们把镍币或硬币投进他的碗里,大概每隔三天,他才能喝上一碗粥。他粗糙的手臂颤抖着穿过破烂的袖子,然后他就这样把胳膊伸出去。“真的吗?我已经拦住他了。我已经遇见他。我要和他说话了。”

他怎么去见主?他根本看不见。其实没有任何区别。他吸引了师傅的注意。
他穿过黑暗的世界,冲向传来声音的地方,他不知道怎样返回到那帮人中,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他要怎么找到他的破外套呢?这对他没有任何影响。最重要的是,“现在去耶稣那里。”他伸出瘦骨嶙峋的双手,正在朝他听到声音的地方挪动。
23

耶稣没有说……他说:“要我为你做什么?” 一点儿没有责备他。他没有说:“巴底买,你是法利赛人吗?撒都该人吗?税吏吗?你是什么人,巴底买?” 那都不关耶稣的事。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有足够的信心拦住他。他没有说,“你属于公会吗?你是某个教会的好成员吗?”他说:“你要我为你做什么?呐,你拦下了我。我不知道。天父没有向我显明。但是,你想要什么?”

他说:“主啊,我要能看见。”
阿门。他的内心深处正在翻腾。“他们告诉我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我相信有事要发生了。”
24

他没有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耶稣没这么说。他没有试图……巴底买没有一直问,“主,”说,“我是个瞎子。有人告诉我,神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他们说,如果我相信神,总有一天我会到天堂。噢,良善的师傅,告诉我天堂是什么样子。当我到达天堂时,我能看见吗?就像他们说的,瞎眼是神对我的祝福吗?它是神……如果神想要我去天堂,那天堂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不是巴底买想要的。瞎子巴底买想要能看见。那是他首要的事:离开他所生活的黑暗世界。
耶稣说:“你的信救了你。” 转身走开,继续走那条路。
我能看到老瞎子巴底买,他正在黑暗中摇摇晃晃的走着。走过去,从人群中出来。说:“让我看看,呐,如果我能看到我的手。我相信我能。他已经告诉我什么是道。他是神。他说的是真的。”
过不久,人们继续上路。他说:“让我看看。他说如果我相信,而我相信。哦,我现在看见了。”
光线开始射入他的眼睛。他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沿着大路去追赶耶稣。就是这样。为什么?这一切都是因为他遇见了耶稣。让我们现在就去遇见他。让我们承认我们的罪和作为人的软弱。
25

现在如果我们想要拥有与他见面的权力,我们来祷告。

神啊,慈爱的天父,这里有没有一个充满信心的人能让你停下片刻呢?许多年过去了。自从约书亚来到那道门之后,已经有许多年。自从以利亚和以利沙一个接一个地踏入这条路,已经有很多年。惟有耶稣基督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从那时起已经过去很多年,但你今晚来到什里夫波特,因为你应许过。你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那么,天父,今晚我祈求你就在这里膏抹你的百姓。
神啊,我知道这是件大事。我不配这样祈求。今晚可以让你的仆人再次有你的灵吗?或许这些人就知道他们遇见了你。
他们正在往这边看,他们满心欢喜、充满渴望和大大的期待,愿亲爱的耶稣同样对他们说:“你的信救了你。”主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向你祷告。阿们。
26

我想知道为什么……有时,我可能会想不明白,人们怎么能质疑我们的主耶稣呢。刚好在叫祷告队列之前,我的脑海里蹦出一节经文。它就是路加福音第11章第14节。

耶稣赶出一个叫人哑巴的鬼,鬼出去了,哑吧就说出话来;众人都惊奇。
内中却有人说,他是靠着鬼王别西卜赶鬼。
又有人试探耶稣,求他从天上显个迹象。
神使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开口说话之后,他们又想从天上显个迹象。
什里夫波特,神祝福你。在座的各位,你们有幸遇到过很多路过这城的伟人。今晚我四处观看,看见这里空着的位子。我想很多地方也许跟教堂是一样的。只是有点热。
27

大约在一两年前的同一时期,从这里经过一位伟人,名叫葛培理,是主的一位荣耀的好仆人。他进入这城,大吼大叫审判你们。他谴责你们的教会活动和整个形式化的状态。他谴责你们中的政治。他从城的这头责备到那头。

什里夫波特在那个复兴时期非常虔诚。甚至他搬出去后,我的朋友摩尔弟兄给我打电话。“伯拉罕弟兄,我希望你能过来,为病人祷告。”说,“自从那人来到这里,什里夫波特的一切都充满神的意念。”
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28

我想再读一段经文。约翰福音5:33。

你们曾差人到约翰那里,他为真理做过见证。
然而,我所受的见证不是从人来的;但我说这些事,为要叫你们得救。
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
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完成的工作,就是我所做的工作,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
差我来的父自己也为我做过见证。(约翰福音5:33-37)
耶稣谈到约翰,说:“你们都出去看约翰。”说,“当约翰来了,你们过的很愉快。”说,“你们暂时喜欢行走在他的光中。”
约翰来了,既不吃也不喝……禁食,举行大型聚会直到耶路撒冷和犹太全地都被震动。约翰为耶稣作见证。耶稣出来伴随着神迹奇事证实约翰的事工,他们却不接待他。
现在祈求神的祝福。愿你持守这因祷告而来的甜蜜之灵直到聚会结束。
事实上,我若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做真实的见证,我就晓得他今晚必来,证实所传的道。
29

如果这里的陌生人有些从未参加过聚会,我想明确这点好让你们永远牢记: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是一个医治者。我相信地上没有人是医治者。甚至耶稣基督也不是神的医治者。他说,“不是我做事;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约翰福音14:10)

当他在毕士大池旁经过一大堆残疾人时,有瞎眼的,有扭曲的,有瘸腿的,有跛脚的,他治愈一个患有前列腺炎或类似病症的人。这病要不了他的命。他病了38年,这是慢性病。他可以走路,四处走动,正在一张简陋的床上躺着。他说:“你要痊愈吗?”
他说没有人把他放在水里。
他说,拿你的褥子走吧。你若留意,耶稣知道他躺在那里。他走了。
犹太人在《约翰福音》第19节(是在《约翰福音》第5章)质问他,“为什么,他不让他们都痊愈?”
为什么他要进入那帮人中,满有怜悯,满有能力。他是地上的神。他为什么要走进那帮人群中呢?人数众多,是今晚这栋楼里的三到四倍。许多人: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干枯的。主从他们中间经过,除了这个男人,没再治愈一个,而他的病还不算太严重。
他说:“当我快跳进池里时,总有人比我先下去;比我先到水池里。”
30

他们质问耶稣。仔细听他的话。约翰福音5:19:“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是绝对的,我告诉你们的绝对如此。]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这就是他的道。

他说……呐,他确实知道人们的心思,他察觉会众的意念。瞎子巴底买的信心正在呼喊他,使他感觉到压力。
有次一个妇人摸他的衣裳,因为她说如果她摸到了,就会痊愈。她摸他的衣裳。她治病花光了所有的钱。她病了很多年——大约18年。没有人能帮她。她摸一下他的衣裳,跑回会众里,心想,“哦,感谢神。我会好起来的,因为我想只要能摸到他,我就会痊愈。”
同时他站在那里,耶稣顺着拥挤的人群往前走。他站住,转头观看,就找到那妇人。说:“我的女儿,你的信已经医治了你。”
这就是了。他是能被我们软弱的感觉所触摸的大祭司。
31

他在井边遇见一个妇人。他跟她谈了一会儿,直到他了发现她的问题所在并告诉了她。他知道那条嘴里含着一枚硬币的鱼在哪里。

腓力既归了主,就去找拿但业。说:“来,看我遇见了谁,拿撒勒人耶稣。”
他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
说:“你来看!”(约翰福音1:46)
也许,腓力正站在会众里。耶稣正在赶鬼,为病人祷告。他转过身来,看见了腓力。他说:“看哪,这是个真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呃,腓力说……或是拿但业说:“你怎么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呼唤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他就跑上前,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约翰福音1:47-49)
32

耶稣离世之前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并要住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是那节经文吗?一些世人将看见他,一些信徒也将看见他。)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而且要做更大的事,因为我往我父那里去。”(参照约翰福音14:12,19)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陌生人,这是我所争辩的。耶稣没有死。死亡不能囚禁他。他从坟墓里出来,身体坐在神宝座的右边。他的灵在地上,住在人里面,做与肉身的耶稣基督一样的事。他的身体就是教会。再清楚不过了。
愿神加添他的祝福。
好吧。比利在哪儿?我找不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