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330 完全喜乐中的救赎

1

很高兴今晚又奉神复活的儿子我们可爱的主耶稣的名问候你们。当我进来时,主的同在已经在这里了,所以我们期待看到丰丰富富、充充足足的事,超过我们今晚所能做、所能想的,神将他的祝福浇灌我们,在我们中间称颂耶稣基督为大。

前两个晚上我一直在讲……我想星期天晚上我们有医治聚会,星期一晚上是我讲道,发了……星期天上午在我的教会开始讲一个主题。我想,当我们正在等着一群有点拥挤的人时,我想要稍微抒发一下自己的感情。
有朝一日,若神愿意并帮助我,我很想有几场布道会,你不只是进去传道或教导经文,还做祭坛呼召,走到祭坛,为人祷告,像我们老式的浸信会信徒过去常做的。[原注:有人说:“阿们。”]我听见只有两个浸信会信徒说“阿们”。你们大家今晚在哪里?
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是浸信会的吗?”
“是的。”我说。
2

一次,我在阿肯色州讲道。一个人,一个老人得医治了。他们……他是拿撒勒派的。第二天他把拐杖扛在背上,走遍全城,拐杖上有块牌子:“昨晚神让我拿掉了这拐杖。”他原来残疾得很厉害。那是在小石城。他那样已经好几年了。大家都认识他,因为他到处走,把帽子放下,卖帽子里的铅笔。大家都认识他,所以,这在城里就开始行了一件大事。

两个晚上后,我正在讲道,他站起来,说:“等一下,伯兰罕弟兄,你介意我问你一件事吗?”
我说:“不介意,先生。”
他说:“哦,”他说:“当我听你讲道,我知道你是拿撒勒派的。”他说:“后来我看到这附近所有的五旬节派信徒,有人告诉我说你是五旬节派的。”他说:“我听你刚才说你是浸信会的。”他说:“我不明白这事。”
我说:“哦,这容易。我是五旬节派、拿撒勒派、浸信会的。”是的。是的。我们只要相信。
3

哦,朋友们,我不属于任何宗派教会,然而我又属于他们每一个。当我开始讲这点时,我说:“基督是我的头;这本圣经是我的教科书。世界是我的教会。”所以那是……一直到死,我都想要是这样。

4

呐,一两个晚上后,我们又想要开始医治聚会,当我们得到……当然,看到这些褥子和担架放在这里,我想看到一件事。我如此渴望一件事发生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因为这是我家乡的州。

我在肯塔基州从来没有一场好的,你们称之为好的聚会。我不是带着任何苛责这么说。我在很多地方有很多不好的聚会。但我是指在我自己的家乡,太难了,太难突破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想那是因为耶稣说:“在你自己的家乡,”事情就是这样,也许就是这样。但我们绝不是非得看到那么多显著的神迹。
大约一两年前,我在杰弗逊维尔有一场聚会,刚好有个妇人是从肯塔基州某个地方来的。她四肢以下开始变得像粉笔一样,哦,是从臂部到大腿。她已经十七年没有走路了。你们很多当晚在那里的人都记得这事。她起来,正常地走出了我的教会。
5

呐,我想要一件事在路易斯维尔开始,让我能看到一场老式的复兴横扫这座可爱的大城。

这城市像其它所有的城市一样,邪恶极了。你知道这是真的。我不是在伤害肯塔基,因为我也是个肯塔基人,是的。但这是事实。它邪恶。这是所有威士忌、酿酒厂、邪恶设备和类似东西的家乡,刚好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周围,所以这是撒但的座位。
但我们可以用耶稣基督的福音把它打得粉碎,只要我们大家聚在一起。是的。我们必须把我们的力量联合起来,共同努力。
6

不久前,这个地区一位很著名的布道家(谈到这里的聚会)。他说:“哦,事情是这样的。”他说:“当我进城时,这地区的每个教会都得赞助我的聚会,不然我就不去。”是的。哦,想想看。我想,路易斯维尔市也许有六、七十个浸信会大教会。瞧?卫理公会怎么样呢?这是一座卫理公会的城镇,阿斯伯里学院在这里。如果他来到这座卫理公会和浸信会的城,他会得到什么呢?更别说长老会等等了。

呐,这城里有多少全福音的教会呢?某个地方有两、三个宣教团,到处有一些小教会,他们还互相交战。
7

当你进来时,你必须靠你事工的力量站稳。是的。甚至……大家都像政治家进来一样。是靠你事工的力量汲取主所差来的任何东西。我喜欢那样。弟兄,在这里,如果耶稣基督不是我的支柱和依靠,我就没有别的东西可依靠了。是的。我站在基督坚固的磐石上,其它地方对我都是流沙。我宁愿向五个我知道是神差来听信息的人传讲,也不愿向一万个在政治上被拉进来的人传讲。是的。

我宁愿看到一个老式的对话,走到祭坛,哭喊、号啕,也不愿看到一万个人站着,只是说:“哦,我试试。”试试?他不是要人试试的基督,他是要人接受的主。或生或死,或沉没或淹死,无论如何要接受他。是的。
8

如果我祷告,今晚为一万个人祷告了,他们天亮都死了,明晚我还会回来这里为病人祷告,相信神的道是对的。是的。

如果我要死了,五千个人一百年前死了,在永恒里那么久了,复活,来到地上,说:“伯兰罕弟兄,不要信那个。他不对。不要信他。我们曾相信他,却去世了,我们失败了。”
我仍会说:“让我在耶稣基督里死去。”是的。我相信他。那是我整个的心,一切都定在那里面。我全心相信他,依靠他。
我爱神的百姓。我爱你们这些神国的公民。我想要跟你们肩并肩站立,背负重担。
9

现在,今晚……我通知,昨晚……若主愿意,今晚我要讲一会儿道。我不想留你们太久,累着你们,因为我们正期待着……

为这场聚会,在主面前我有点像一团羊毛。我期待神做一些事,开始让聚会在城市翻滚。你们祷告,尽你们的本分;当审判来临时,我们都可以站立,说我们尽了自己的本分。
在《出埃及记》20章,从第7节开始,若神允许,我想讲一会儿,一个非常的……呐,我要说不是一个突出的主题,而是一个好主题。上个星期天,在杰弗逊维尔我的教会主日学上,我们讲了“借着血而来的救赎”。
10

如果你们想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这样做,这就是我想要做的事。你们很多人说你们从未看到我在医治大会上讲道,但那是为了一个目的。我想,如果我能让灵魂破碎,来到祭坛前,当人们真的在神面前俯伏祷告时,我就使路易斯维尔市蒙神恩惠了,是的。

呐,朋友们,你们有很多人在祷告、禁食,害怕抓住你们所求的东西。是的。瞧?哦,禁食祷告对你没有益处,除非你有一些行为随着它。你对世界的一切信心对你没有一点益处,除非你从那里跨出来,跟它面对面,接受它。就是这样。你必须往前走。无论如何你必须跨出去,行动。当你求任何东西,就去得着它。神说那是你的,所以不要接受任何较小的东西。去得着你所求的东西。你那样做,看看结果如何。是的。不要后退,说:“哦,我要接受次等的。”
11

我要先接受。神先应许了我;那是我所要的。这二十三年来我侍奉神,他赐给我那位置。只要我相信他、爱他,他爱我,就是那样,因为他对他的道有义务。“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那是神说的话。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很好。是的。

我喜欢听到你们说“阿们”。你知道,胡佛姐妹,对我来说,“阿们”的意思是“但愿如此”,你知道。我开始讲道,没有听到任何人说“阿们”,我就茫然了。
12

不久前,我在一个小教会讲道,我只是……哦,我想我没有很多的讲台礼仪,根据今天的神学,我想我有点不守规矩。我想,我像那样跳上讲台,把麦克风抓在手里,坐在那里,双脚摇摆,拼命地传讲。我清醒过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过一会儿我又迷失了,发现自己在过道中央,裤管卷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真的……我喜欢在那里呆一会儿。那是我喜欢说的一件事。我肯定那是我享受自己的地方。以后几天我就靠它生活。

有个人来我这里,说:“喂,”他说:“众人都说阿们,你怎么能讲道呢?”
我说:“就是这个使我讲道。”是的。
13

我过去有一只老狗。我打浣熊。我想我在这里有很多肯塔基朋友打浣熊。它会把任何东西赶上树,去抓它,除了臭鼬以外;它不想跟臭鼬有任何关系。呐,它会把臭鼬赶到柴堆里。我要做的唯一的事,我肯定不想到柴堆下面去抓臭鼬。所以,我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举起树枝,拍拍狗,喊:“伙计,找到它!找到它!”它就会去抓臭鼬。

呐,我所知道最糟糕的臭鼬就是魔鬼。如果你想轻轻地拍手,只要偶尔喊一下“阿们”。过一会儿,我们就会把魔鬼赶上树,去抓住他。
14

你知道,老巴迪·鲁宾逊,你们很多人听说过他,是吗,拿撒勒派教会?他说:“主啊,赐给我像锯木一样的脊梁骨,在我灵魂的山墙端,赐给我很多的知识,让我跟魔鬼争战,只要我还有一颗牙齿,就要咬住他,直到我死去。”我想那是好的。那正是他做的事。那正是他做的事,将近一百岁,仍然传讲福音。

我听到那些老兵像那样讲道。那天,我刚好打开收音机,一个将近百岁、名叫莫底改·含的老弟兄仍在传福音。我说:“神啊,祝福他,愿他到那里时冠冕上有星星。”含弟兄,我几乎不认识他。有朝一日,我想要在他去那片土地前见到他。他可以在那边跟很多乡亲握手。我知道,当他到那里时,会有很多人可以握手,因为他是一个老兵。
愿主祝福你们。呐,在我们进入这道之前,让我们祈求作者降临,向我们启示这道。
15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今晚奉你儿子耶稣那可爱、崇高的名就近你,承认我们的罪,我们不配称他神圣的名。因为天上各家都叫“耶稣”;地上各家都叫“耶稣”。万膝要向这名跪拜,万口要承认它,不管他们是罪人还是圣徒。当我们奉他的名说话时,当我们说话时,心里应该敬畏、颤抖。主啊,我们奉他的名敬畏地求你今晚临到我们。

我们在一座大城市的中央,撒但让人们沉迷于他们做生意、赌博、卖淫、威士忌、香烟的各种设施。神啊,很多传道人在讲台上任凭它过关,仿佛它只是一件普通的事。
神啊,赐给我们警告的声音,使我们直接而真实地传讲福音,把斧子放在树根上,让树屑顺其自然掉落。主啊,帮助我们宣告审判降在这样的事上,传讲你亲爱的儿子——耶稣的福音。
16

神啊,应允事情发生,为了神的国震动这城市,神啊,使有一些会员只在街角合作的教会,愿那些教会坐满人,挤满了老式、圣徒般重生的好人。主啊,请应允。愿我们得着一场复兴,神所差遣的老式复兴,从城市这边震动到那边,除掉所有的卑鄙。神啊,不要给我们拖延的聚会。赐给我们一场复兴,使贩卖私酒的场所关闭,使事情得到纠正;当教会铃响的时候让人们进来,聚集去到祭坛前,在牧师讲信息之前祷告,做好准备。神啊,请应允。

父啊,今晚这里可能有病人。当我们谈到病人或为病人祷告时,愿圣灵医治会堂里的每个病人,拯救每个罪人,呼召每个倒退者离开任性的道路,回家。
愿圣灵今晚就是那位指引我到这主题的。愿他拿起神的东西,在这里使用他的仆人作个器皿,愿神得着荣耀。我们奉主的名求。阿们!
17

《民数记》20章7节,我们来读。

耶和华告诉摩西说:8 你拿着杖去,和你的哥哥亚伦招聚会众,在他们眼前对磐石说话,磐石必流出他的水来……
我要你们注意“他的”水。
……你要把从磐石出来的水给会众和他们的牲畜喝。9 于是摩西照耶和华所吩咐他的,从耶和华面前取了杖去。10 摩西、亚伦就招聚会众到磐石前。摩西对他们说:你们这些背叛的人听着:我们必须为你们使水从这磐石中流出来吗?11 摩西举手,用杖击打磐石两下,就有许多水流出来,会众和他们的牲畜都喝了。
若神愿意,当我们回到昨晚我们的主题,从那主题讲到这主题,愿主拿起这些道来。
18

呐,我要今晚在这里的所有病人……呐,比利今天从未发任何祷告卡,因为我告诉他不要发。我说:“比利,过去,告诉考伯弟兄,只要让我……”

我为了神的荣耀尝试一件事,祈求神帮助我们,赐给我们灵魂进入神的国;愿信徒信心得力,提升,即使没有其它任何事,都愿意上来说:“神啊,我相信你,相信这道。”是那样的。这是最初、首先和最好的方式。是的。接受神的道。如果你不能那样做,当然,神差来别的东西,比如恩赐和神迹,证实他的道,向每个信徒证实道。
呐,星期天,我们讲了“借着血而来的救赎”。
19

呐,我们正在讲以色列在他们从埃及出来的旅程中(埃及预表世界),在他们去应许之地巴勒斯坦的路上。我认为它是一件美丽的事。我很爱它。几乎每个星期,若是可能,我都坐下来,通读《出埃及记》,或尽可能多读。我爱它,因为它完美预表了今天教会及其情形,以及神是怎么运行的。神当时运行,在自然界做的事,现在他在属灵界做。明白吗?

呐,神带领自然的以色列,他们看到的地方,神把他们从一片土地迁进另一片自然的土地。
呐,我们现在被圣灵感动,进入应许之地。你相信我们是在去应许之地的路上吗?“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早就告诉你们了。我去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对吗?呐,我们有一个我们要去的应许之地,每天标注一个里程碑,下一天再标注另一个里程碑。
20

我们面前树立着一个大黑暗,称作死亡。每次我们的心脏跳动,我们就离那更近了一步。有朝一日,心脏要跳最后一下,我们就要进去。我要在我的时候,掷我的签;正如我希望今晚你们每个人一样。当我知道它摆在我面前,我必须迎接它,我不想做个懦夫。我想要把自己裹在主的义袍里,走进去,知道这点:我确信我认识他,晓得他复活的大能(是的),当他从死人中呼叫时,我要与那些活着的人一同被叫出去。神是活人的神。

21

呐,当他们在这地上旅行时,我们发现神为他们制订了一个计划。他借着血带来了救赎。接着我们发现,他又借着能力带来了救赎。

前天晚上,我们发现神让血被涂上,这是信徒非常完美的预表;当他接受了基督替他而死,然后他成了神的孩子。他开始启程。
呐,他得做的下一件事……当他属灵上得救以后……
呐,无辜羊羔的死为犯罪的信徒提供了生命。那岂不是完美地预表了无辜者的死为犯罪者提供生命吗?无辜基督的死为我们犯罪的人提供了生命。
首先,当神借着血赐给他们生命并证明之后,死亡越过了他们,神开始让他们启程。我们过一会儿要赶上他们。
22

注意,神做的下一件事,当他们一成为信徒和孩子,接受神,肉身死亡的敌人就追赶他们。敌人把他们逼入绝境,一边是沙漠,另一边是红海,另一边是山,法老的军队来追赶,几百万士兵行军而来,要征服他们。

呐,神已经彰显他借着羊羔的死赐给他们生命;现在他要向他们显明身体的救赎。哈利路亚!瞧,为了救恩和医治两方面,为了自然人和属灵人。
死亡的天使越过,证明神借着血的献上开了一条逃脱的路,他们接受了。现在神要开一条逃脱肉身死亡的路。
好像信徒,他一得救,也许癌症或别的病吞噬他了,神也借着能力救赎。他怎样对灵魂施行救赎,也照样对身体施行救赎。那是个……
23

他们得救了,受了割礼。他们在血底下,但是,法老追赶……敌人要毁灭他们,在旷野杀死他们。神为他们的身体显示了他的救赎能力。你明白吗?你知道我讲的是什么吗?借着能力救赎。呐,当敌人几乎赶上他们时,伟大超自然的火柱从以色列人头上升上去,过来这里,站在他们和死亡之间。

花几分钟把这点讲透。你能明白我讲的是什么吗?
呐,对每个信徒、神的重生儿女,当死亡过早偷偷地来到门口,神的天使站在你和疾病之间。呐,如果你想要撞上它,那是你的事;但你不需要。瞧?他站在你和死亡之间。
24

二十三年前在一家犹太人医院,莫里斯·弗莱彻医生给了我三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城里最好的外科医生之一)……给我了三个小时的生命。今晚我还活着。哈利路亚!为什么?借着不配得的恩典,神的天使站在我和死亡之间,保护我,我接受了。作为感谢,借着神的恩典,今晚我为他赢得了五十万个灵魂。

哦,神知道如何行事,只要我们跟随。不要试图引导神。让神来引导你。瞧?我们是那些要被引导的人。我想这就是为什么神把我们比作绵羊。
你曾见过绵羊迷路吗?嗯,它是世上最无助的家畜。它找不到回去的路。它只是站着,咩咩叫,直到狼吃掉它或它死在那里。它找不到回去的路。
当一个人失丧了,就是这样,他完全无助。你对此不能做任何事。神借着恩典,必须引导你归向基督。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凡父所吸引到我这里来的,我要赐给他永生。”何等的应许!
25

哦,我希望我能把这点深深地沉到这里每个人左边的第五根肋骨下,直到它击中你的心窝。你就会看到有各种疾病缠身的人起来,欢喜地走出这会堂,拒绝身上的疾病。残疾的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他们拒绝知道任何别的事,瞧?

你害怕了。你害怕开始。你等候神降临,拉你出去。神不那样做。你是那个必须迈出这一步的人。他赐下应许,说:“过来吧,”然后你跟随。
26

呐,注意当时的以色列人。神来,站在他们和危险之间:救赎的能力,哦,是借着能力救赎。借着血救赎,借着能力救赎。

昨晚,我们停在这里了,以色列人在红海的另一边爬上了岸。所有的敌人,他们的马车车轮脱落了;他们的马匹在海中央受了惊吓,向四面八方转,奔跑,车轮陷在泥泞里,翻倒了,一群敌人疯狂地奔跑。以色列人爬上岸,看到神伸出手,毁灭所有的敌人。
完美地预表信徒在血底下,借着调解人得了医治,神的能力存留他的生命,延长一段时间。每个敌人都当场被杀;如果神没有站在他们之间,敌人就要在旷野屠杀他们。如果神没有站在我和死亡之间,我很久以前就死了。如果神没有站在你们和死亡之间,这里的每个人早就死了:你们每个人。神因他至高的恩典和怜悯,站在信徒和死亡之间。哈利路亚!
27

就是这样。给信徒的下一件事是什么呢?下一件事是圣灵的洗。摩西引导以色列人到了红海,在红海受洗了:海,水,代表圣灵。当他击打磐石,水出来了。那是预表《约翰福音》3章16节的基督。“神爱世界,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注意,在旷野快灭亡的人因一块受击打的磐石得救了。今天快死亡的人得救了(在罪恶中灭亡,在罪孽中灭亡),因为神受击打的儿子代替了他们:水,圣灵源源不断地出来!

注意,我要你们现在明白这点,当他们经过红海,预表领受圣灵。当信徒得赎脱离死亡,得着生命,神的大能医治了他的身体,现在他是圣灵洗的候选人。呐,他前面有一个旅程;但在他能遇见那旅程前,他必须有东西带他过去。阿们!完美地预表五旬节。
28

注意,当他们爬上岸。每个信徒,当你进来,得救了,接受耶稣的血,你仍然想要紧抓这个,紧抓那个,不能放弃这个,不能放弃那个。过不久,神可能为你做好事;但你不能放弃香烟,你必须偶尔跟同伴喝一口社交酒。但你需要做的是过红海。

当他们出现在另一边,是这样的。我要你看到这点。当他们出现在另一边,爬上岸,回头看,看到所有那些打他们、杀了他们一些人的老工头……就像癌症、香烟、烟草、威士忌和别的东西,把孩子们逼疯了,送他们去收容所,进医院,一群神经过敏者和别的一切在世上产生。当他们回头看见所有人挣扎、无助、死在海中,弟兄,你谈到一场聚会,他们有一场。
29

摩西。哦,我要让这点深入下去。我希望它去到深处。除了耶稣基督以外,摩西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先知。除了基督以外,神从来没有像对摩西那样对一个人说话。神说:“你们中间若是有属灵的或先知,我必向他显异象,使他认识我。但我的仆人摩西不是这样;我与他面对面说话。”是的。

摩西,这个高贵的人,他一有那个经历,看见那所有的工头死了,当时他就知道那些事情永远过去了。所有那些驱赶他们、打他们、鞭打他们的人都完了。摩西举起手,在灵里歌唱。哦!
从来没被预表,将来也不会,直到我们到达那边的荣耀中。当大功告成,摩西在灵里歌唱。当我们身体得赎……那是圣灵在五旬节来到的预表,我们越过了海。那是五旬节的预表。摩西,从前在预表中,他过了海,在灵里歌唱。圣灵在五旬节临到。当身体完全得赎……现在我们的魂完全得赎(是的),不能灭亡,有了永生。圣经说的。
30

哦,我感到很好。注意,为什么?因为我知道那是主如此说。那就把我的魂锚在那里,继续走,说:“撒但,只管尽你所想的向我发嘶声,搅扰不了我,因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他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直到那日。”阿们!

今晚我们需要的是一场美好、老式、比利·信德式的、破碎、哈利路亚的复兴,这是我们路易斯维尔市附近所需要的。是的,需要美好、老式、神所差遣的五旬节复兴。是的,先生。
31

注意,当我们的身体被赎……我们现在有神的医治作为影子。

因为那是五旬节的影子,看看他们在救恩的影子时期所做的。看看他们如何行走在神面前,“灭了烈火的猛势,脱了刀剑的锋刃,”他们所做的这一切事,“从烈火的窑中出来,从狮子坑里出来,等等,”借着影子(哈利路亚!),借着五旬节的影子。
现在我们借着基督的血有完全的救赎。他们当时还不能有完全的救赎,因为那是在公牛和山羊的血底下,它不能除罪,只能遮盖罪。但当耶稣的血流出来的时候,这是最圣洁、最公义的血,罪不再是被遮盖,罪被除去,被废去了,信徒去到造物主的同在中。哈利路亚!
32

若是这样,那里的影子,摩西在圣灵里歌唱,翻到《启示录》,那些身体完全得赎的人站在玻璃海上,再次唱起摩西的歌,在《启示录》里。

谈到圣灵聚会,他们上岸的时候有这聚会。听着,姐妹。高贵的女先知米利暗,摩西的姐姐是女先知,她太兴奋了,以至拿起手鼓,在岸上跑,敲打这手鼓,在灵里跳舞。不但如此,所有的以色列女子跟着她,在灵里跳舞。那若不是圣灵降临,我就从未见过一次。当然,所有固守仪式、高贵的国家可能通过他们的望远镜观看,看见那个,他们会说:“狂热。”是的。但那是神。是的。
今天高贵的东西看不起神祝福的东西。是的。
33

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有个人有一个又大又好的农场。他盖了又大又好的畜棚,高贵一流的,但他太懒了,不耕种。是的。又有一个农夫住得离他很近,他没有一个像样的畜棚,但他真的是个农夫,那年他把很多好的食物放在那畜棚里。两只小牛犊出生了,一只在这个畜棚,一只在那个畜棚。当春季来临时,他们都把小牛犊从畜栏里放出来。

从这里出来的那只小牛犊喂养得相当好,哇,当风开始刮到它时,哦,它舔着脚跟,飞快地跑起来,喷着鼻气,跳跃,跃起,尽情地跑。
接着另一个农夫从那里放出他的牛犊。这牛犊除了杂草没东西吃;他太懒了,不耕种;太懒了,不喂养牛犊。
让我想起一些牧师(是的,是的),太懒了,太虚度了。你所有的就只是高贵的畜棚。放一些食物在那里给牛犊吃。是的,是的。圣灵的洗,用大能传讲,会烧焦他们。是的。但那正是他们所需要的,是美好、老式的烧焦,那正是教会所需要的,是会众所需要的。注意。
34

这只小牛犊可怜,小家伙从畜栏出来,太瘦了,几乎走不动。它透过缝隙隐约看见,看过去,看见另一只牛犊在喷鼻气。那牛犊又肥又圆,感觉很好,整个冬天都在吃。

这只饿得要死的小牛犊看过去,说:“这样狂热。”嗯,肯定的,它皮包骨,想不起别的事来。
但我告诉你,那只牛犊整个冬天都肥肥的,弟兄,它知道自己在哪里。当温暖的风开始刮到它时,它过得很开心。
任何从神的灵重生的人,人们称他狂热者或别的任何东西。但当温暖、春天、圣灵的风开始像五旬节那天一样临到时,一件事要发生了。是的。温暖的风开始刮起,弟兄,你因福音长得又肥又圆,感觉很好。踢着脚跟,过得开心。
35

米利暗她们就是这样做的。回头看,看到她们曾经做的一切旧事都已经死了,过去了。她们看到神接受了血;在神的医治上看到神的能力站在她们中间;过了红海,受圣灵的洗;走在另一边,过得开心。她们不在乎所有的组织对此怎么想。阿们!

那是今天敢于跨出去的信徒多么完美的预表!
神应许了他必供应他们的每个需要。他应许了他必供应我们的每个需要。他从未告诉他们:“我要开医治的路;我要开这个的路;我要开那个的路。”他说:“我必与你们同在。”哈利路亚!
那正是神对我们说的话。“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要说的就是这些。你不需要争论这个、那个或别的。如果他在这里,我就满足了;神的医治在这里,能力在这里。他当时是什么,现在也是什么,“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可以接受你的神学,跟它一起淹死。弟兄,我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说:“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是的。
36

他们出来,神与他们同在。他说……哦,他们头上顶着一小篮面包,都吃光了,没了。没有食物了。那天晚上他们上床,有点饿。但次日早上,他们起来,地上放满了食物。

神就是这样行事的:让你走到最后一刻,然后向你显示他对此能做什么。是的。他爱这样做。他爱,他爱给他的百姓带来惊喜。
你们男人也喜欢像那样对待你们的妻子。等到她的生日,给她留个悬念,因为你爱她。
有时候,那就是神让我们来到路的尽头的原因,是因为他爱我们,想要证明他能力的超自然性。因为他爱我们,那就是他这样行事的原因。是的。他让我们走到那个地步,我们在那里就准备走最后一步了,这时他出场了。
他让希伯来少年走进烈火的窑中,但是第四个人拿着扇站在那里,不让火接近他们。瞧?他一直在那里。他从未离开;他一直在附近。“耶和华的天使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
37

那天晚上,次日早上,他们捡起那食物。我能看见那些以色列人刚过红海,刚借着血被救赎,看见了神医治的能力或神奇的能力站在以色列人和埃及人之间,把背后的敌人都淹死了。

好像老癌症永远离开了,失明离开了,耳聋离开了,糖尿病离开了,一切都淹死在耶稣基督的血中。你感觉如何?哦!
走在街上,有个老批评者说:“等一下,你对此确定吗?”
“不要对我讲。”阿们!哦!
我能看到他们在那里,聚集,聚集,吃着,过得愉快。就像一场老式的圣灵聚会。神的灵来到这里运行;某个圣徒举手,像那样把它接在心里,叫喊:“赞美主!”像那样一场老式的聚会。是的,先生。他们带着它,从这边去到那边,过得开心。
38

呐,那食物从未停止,旅程从头到尾一路都给他们降下来。是的,那是五旬节的完美预表。那是在自然上。那食物从未停止。它是一样的食物,直到他们进入应许之地。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你们圣经读者知道。当我们……

教会在五旬节开幕,当时信徒都上去。“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当时降下来的同样圣灵,现在也降下来,从那时一直到时间的尽头都会下来。它会继续下来。它是我们的粮食。他们以自然的粮为食;而我们以属灵的粮为食。
39

耶稣说:“我是从天上由神那里降下来生命的粮。”

他们说:“我们的父辈在旷野四十年吃吗哪。”
他说:“他们每个人都死了。”是的,先生。
“但那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我是从天上由神那里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就永远不死。”就是这样。他们有自然的粮;我们有属灵的粮。哦,我不想为任何原因交换它。太好了!
40

“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们都知道你是个狂热份子。”哦,我也知道。我为基督成了愚顽人;你是谁的愚顽人呢?你可以是魔鬼的愚顽人。是的。我宁愿为基督成了愚顽人,你呢?是的。

41

注意,这是关于那吗哪的另一件事。当他们开始尝它时,他们说:“它味道像蜜。”是的,它甜。我能看到那些老圣徒津津有味地吃着。它很好。

你尝过这个吗?这个也很好。圣经说:“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味道像磐石里的蜜。”我经常做这个评论,很多次了。古时的大卫,他在《诗篇》里说:“味道像磐石里的蜜。”
大卫是个牧人,有一个小囊包带在身上,他们总是在里面放蜜。巴勒斯坦的老牧人仍然这样做。当他们生病的羊萎靡不振,首先你知道,牧人伸手取一些蜜,拿去涂在磐石上,石灰岩的磐石。绵羊喜欢蜜,所以它就去舔磐石上的那蜜。石灰岩里有东西医治生病的绵羊。
我告诉你,我们今晚有一整包满满的蜜,我们要把它涂在磐石——基督耶稣上。生病的绵羊去舔,你肯定会痊愈。是的,只要舔、舔、舔。当舔到磐石时,嗯,你肯定会得到一些石灰岩。那是千真万确的。呐,我们不要把它涂在教会上;我们要把它涂在它所属的基督上。是的,因为医治属于基督(阿们!),就像所有救赎的祝福。注意。
42

另一件事,当吗哪开始降临时,亚伦被吩咐出去,取几俄梅珥的吗哪。

呐,如果他们试图留一些吗哪到第二天,吗哪就坏了。今晚在领受圣灵的人们中间有很多人,你想要认为:“哦,二十年前,我们有一个好信息。我们有……我们过得愉快。”今晚你有什么呢?这是关键。他们……
它每天晚上都降下,从来没有一次失败,除了安息日。是的。呐,每晚、每天、每时它降落,神都降下新的来。
43

注意,那几俄梅珥的吗哪被保存下来。神说:“瞧。当你们进入那地,你们的儿女开始询问这事。每个进入祭司职任的祭司,当他得到许可来到圣所等等,被按立为祭司,他就有权利进去,尝一口起初降落的原本吗哪。”最初降落的吗哪,他们捡起来,收了一俄梅珥保存,它只是为了祭司职任保存的。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今天那有什么预表呢?”
嗯,我们是祭司。“你们是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独特的子民,向神献灵祭,就是你们的嘴唇感谢主名的果子。”阿们!就是这样。呐,在五旬节,当圣灵降临时,我们的吗哪……
44

呐,从前旧约下的每个祭司,当他们进去成为祭司时,他们知道他们要吃一口原本的吗哪,不是编造的、人造的、看起来像的吗哪。但他要取一些原本的吗哪。

哦,在五旬节,当我们的吗哪开始降临时,圣灵像一阵大风吹来。有一群一百二十个高贵的人聚在阁楼上,关了门,窗户拉下来,坐在那里等候应许。是的,他们跟耶稣同在过,肯定的。他们知道他的能力和那一切,但他们在等候应许。
那正是我们今晚所要的。如果这群人能像他们那天晚上一样同心合意,今晚发生在五旬节的同样的事就会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这里重演。是的。哦,当然,他们在路易斯维尔市跟他们在那里有一样的批评者。
45

但他们都在一个地方,同心合意,突然……来了一个传道人,拿着证件,他们签了名,行右手相交之礼,进入教会团契。那可能是今天,但不是那个时候。那是新教行事的方式。天主教徒走上祭坛,领第一次圣餐,伸出舌头,吃了圆饼;神甫喝了葡萄酒。于是他成了那样的。

但是弟兄,“五旬节到了,他们都同心合意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人跟这事没关系),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神的能力临到他们身上。他们冲到街上,举止好像一群疯子,跟他们过了红海所做的一样。对吗?他们尖叫,举止失常,摇摇晃晃,嘴唇结巴。
哦,他们举止这样失常,以至人们,那个高贵的教会站在后面,说:“这些人无非是新酒灌满了。”
哈利路亚!无论如何都要叫我圣滚轮,你最好现在就开始叫吧。是的。
46

瞧。他们灌满了新酒,是的,从天上由神那里来的酒。你曾见过一个酒醉的人吗?他爱上了每个人。你瞧?他不在乎。当一个人在灵里醉了时就是这样的。圣经说:“不要喝醉浓酒,乃要喝醉圣灵。”神的灵使你醉了,以至你忘了所有的敌人等等。每个人都爱你。你不在乎谁站在你周围。这时你是地区最棒的人。

我不在乎你的邻居是不是坐在你旁边,去某个高贵的教会;让圣灵降在你身上一次,看会发生什么事。好好地喝醉一次,看会发生什么事。你会说:“姐妹,我得到了圣灵,你也要得到圣灵。”是的,是的,先生,一件事会发生。
47

他们都喝醉了新酒。听着,你们一些在这里的姐妹,你知道蒙福的马利亚在那里面吗?呐,她必须上去那里。耶稣基督的母亲必须上去那里,被包含在那群人里面,喝醉了圣灵,以至摇摇晃晃,好像喝醉了威士忌什么的一样。

你认为你借着漫不经心地去教会,把歌本夹在胳膊下,每个星期天上午过去,钟敲响,就坐下来听一篇道,然后回去,便可去天国吗?你绝不能这样做。
你必须走那条路,因为那是神制订的。曾经有的唯一道路。你要走这条路,不然你不会在那里。我不是你的法官,但我在传福音。绝对没错。蒙福的马利亚在那里,举止像其他的人一样呆头呆脑,像其他的人一样醉了。这些男人、女人,他们每个人都灌满了新酒。如果神曾改变那程序,请你给我指出经文来,那里没有。是的,先生。它一直到时代的末了都是那样的,直到圣经的末了,当耶稣再来时也是一样的。
瞧!当他们喝醉那新酒……瞧,我们要看神是不是为你们众人放了满满一俄梅珥。是的。
48

众人都站在外面,一个名叫彼得即“小石头”的懦弱传道人,如此地惧怕他的位置,以至否认耶稣,跑出来祷告了,他必须和他们在一起聚集。他站在一个肥皂盒或什么东西上,说:“你们犹太人和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那是博士们,神学博士。哦,他说:“你们以色列人和住在耶路撒冷的人哪,这件事你们当知道。这些人不像你们以为的是醉了,因为时候刚到第三个小时,但这就是那个……”

如果这个不是那个,我要持守这个直到那个来到。那是一件事。
他说:“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在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肉身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众仆人和众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在天上、地上我要显出迹象,有火柱、有烟、有雾。这都在主大而明显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49

那群自封、穿长袍、假冒伪善的祭司说:“我们做什么才能得救呢?”

彼得说:“悔改,你们各人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多久呢?“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要呼召的。”
每个人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神赐给他圣灵的洗,不是得到一些像起初吗哪的东西,他不但得到了一口起初的吗哪,他的心充满了同样的圣灵。
50

你可以调低一点。我知道我讲这点有点大声,但我情不自禁。注意,瞧,我不是冲你们叫嚷。可能是回音。但是,哦,如果你的感觉像我一样,你也会很大声。

51

注意,哦,心里充满了起初降下的原本吗哪,从前降下来的同一个圣灵,现在也在降下了。它要去哪里呢?“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和一切在远方的人,”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就是主我们神所要呼召的,都必得着我们在这里得到的同样东西。”

那是神说的。神祝福了它。彼得传讲了它。圣灵带出了它;我得到了它;这就解决了。阿们!那对我够好了。我接受他的话;他做这事。如果你要它,你也可以得到它。是的。
52

所以,离开你死气沉沉的情形,醒来吧,像那样摇醒你,唤醒你。首先,你四处观看,一切对你看来都不同了。那个你不想跟他说话的人,你赶紧去他那里,跟他说话;是的,先生,要跟他说话,就是这样。哦,那一切事,交还那些旧的轮胎工具,那次你从旅馆拿的一切东西。你从桌上拿来包餐具的那条毛巾,你赶紧回去,把它还回去。你肯定会的。是的,先生。它会使你在基督耶稣里成为一个新造的人。看看马利亚。

哦,我们得快点。我们进展顺利。
53

当老式的聚会以后,以色列人经过旷野。呐,他们在旅程中。奇不奇怪,他们被径直带到罪恶的旷野,带去旷野,带去苦水的泉源?你能想象,当神的孩子们得救了,被圣灵充满后,神却把他们领到苦水的泉源吗?肯定的。他又想要向他们表达他对他们的爱。是的。他们到了那里。

你知道,当你得到圣灵,你参加很多障碍赛。“义人多有苦难,但耶和华拯救他脱离这一切。”神领你上来,面对它,所以他能向你显示他的能力和良善。
54

就像我听到在耶路撒冷有个牧羊人的故事,他打断他绵羊的腿。人们说:“嗯,你这个残忍的牧人,为什么打断绵羊的腿呢?”

他说:“哦,它的举止不像它爱我。所以我想我要打断它的腿,这样我就要给它特别的关注,从此以后它就会爱我了。”
有时候,神必须让你患病躺下,医生说你要死了。神可以给你一些特别的治疗,这样你就会更加爱他。是的。
有经过水,有经过浪,
有经过火,但都经过血;
耶稣带领教会。
55

呐,当他们到了那里,水是苦的,他们不能喝,神预备了一个方式。一棵树在岸上摇摆,摩西把它砍倒,扔在水里,把整个东西变成了美好、甘甜的水。

呐,当你遭遇你的苦水或类似的东西时,从属灵上说,今晚有一棵树立在各各他或今晚在世上,能使任何苦水变甜,使你能被它引导。是的。那各各他会使任何经历变甜。许多时候我们进入艰难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有时候我闭上眼睛,心想:“在各各他那边,我的救赎主流血,为我的生命而死。”我的试炼似乎就很小了。我就放在一边,继续走。它使经历甘甜,使我曾拥有的每个经历甘甜。当我来到我的玛拉水边时,神总是使它甘甜。
56

呐,经历了那一切的迹象和奇事后,现在我们就要在旷野赶上他们了。复兴平息了。首先你知道,当复兴平息时,嗯,他们就忘掉了一切有关神迹的事。

这是不是就像今天的人们?他们忘掉了神去年做的事。神在这里的高级中学聚会上做的事,你们忘掉了有关的一切。瞧?神做的事,我们忘记了。
57

注意,因为他们开始互相争论,“哦,毕竟,我真的是,我是卫理公会的。我们的教会最大。”“我是浸信会的,我现在告诉你,我们相信永恒的保障,我们得到了。毕竟,你们都没有得到教义。”那是你陷入麻烦的时候,你的供水断绝了。是的。是的。

那是沙漠,他生活在沙漠,开始抱怨,抱怨,发怨言。“哦,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当那个老牧师在这里时,那个老传道人传讲像那样的古老宗教,我不知道他对不对。我告诉你,一天晚上他使我妈妈如此疯狂,妈妈回到家。我告诉你:妈妈像被搅动了。”她应该被搅动。是的。“哦,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要再听那个。”那是你的供水断绝的时候。是的。那是你陷入麻烦的时候。
58

他们开始发怨言。他们说:“我们的魂厌烦这淡薄的食物。”他们离开了埃及的大蒜和洋葱,吃着天使的食物,仍然抱怨,这像不像教会?呐,我现在来到你们圣洁派信徒这里;是的,你们都是。吃着天使的食物,还说:“我希望我们回到埃及,吃更多的大蒜。”

“今晚克莱顿·麦克米琴和他的野猫队在酒吧。如果我没有加入那个老教会,我就可以去。”你最好去吧。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当你开始时,你什么也得不到。是的,是的。“哦,我想要做这做那。”就是这样,总是抱怨。
59

他们离开了埃及泥泞的水,喝万古磐石流出的纯净水,却对此抱怨。他们离开埃及大肆吹嘘的医生和吹大牛等等之人所在的地方,与至大医生在一起。他们离开了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的地方,与那些有迹象和奇事随着的人在一起,却仍然抱怨。哦,是的,先生。在那里,当然,埃及人是冷淡的外邦人,冷漠。他们不相信像神迹这样的事。

他们在这里,有火柱围绕他们。我们今晚也有。他们在那里,营中有喜乐、呼喊,神迹行出来了,等等,还对此抱怨。那是水枯干的原因;那是他们没有东西吃喝的原因,因为他们在发怨言。
那就是今晚路易斯维尔市附近教会的问题所在:发怨言,抱怨。求神怜悯。回到安全带上。是的,先生。
他们说:“摩西这家伙是谁呢?为什么我们听从这个圣滚轮传道人呢?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呢?”他们的供水枯干了。
60

我想到了摩西这个伟人。他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让我们看他一会儿。我们来看一会儿摩西。看看那个人。他是……

说到我们的医学,埃及人远超我们今天,他们远超我们。他们能做很多我们不能做的事。
摩西有一切的疗法。当他在那里,我想摩西大约有两百万人跟他在一起。他有小孩子,有老人和老妇人。他有残疾的、瞎眼的。一星期有成千上万的婴孩出生。摩西,摩西医生在旷野跟这一切的人在一起。我想要查看他的药箱,你们呢?我想要看摩西医生药箱里有什么。我们来偷看一下药箱,看他有什么。
61

“摩西,嗯,摩西,你那里面有什么呢?”嗯,我们发现,整个四十年,超过两百万婴孩出生了。是的。“摩西,你用了什么?你为那一切的伤痛、疼痛、癌症、瞎眼、耳聋、哑巴用了什么?嗯,他们告诉我,当你们从旷野出来时,他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喂,这些医生想不想查看那个药箱?

“另外,摩西,你洒什么在那些人身上,以至他们的衣服没穿破呢?他们的鞋子走在那些石子上没走破。”如果你曾到过那里,你知道沙漠像什么;三天后他们就穿破一双鞋子。他们四十年却从未穿掉鞋上的一根羽毛。“摩西,你的药箱里是什么呢?”
62

让我们查看一下。我看到他,“有一张处方:’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的。’”这就解决了,阿们!

你说:“哦,摩西,我父亲在这里,他刚摔倒,摔断了腿。你有什么给他呢?”
“让我看看。’你们若听从我的声音,做我吩咐的一切事,我就不将加给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们身上,因为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的。’告诉他这话。”他痊愈了。阿们!是的。
“哦,他病得很重。我的婴孩得了疝气或肺炎,太严重了,摩西医生,我能做什么呢?”
“让我看看我有什么。’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的。’”这就解决了。阿们!他们走了(是的),继续走,欢呼。他所需要的就是这个,“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的。”
63

单单新约就有六百多个神医治的明确应许,然而我们今晚还对神有疑问。审判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呢?是的。

64

“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的。”是的,先生。那是摩西拥有的东西,摩西医生的球罐里、药箱里有的是这个:“我耶和华是医治你们的。”所以他医治了所有的疾病,保守他们完全,领他们经过旷野,进入应许之地。哦!

他们离开了那一切大肆吹嘘的医生,与这位至大医生在一起。他们离开了那群冷淡、形式化、冷漠的人,那些人说:“没有像神迹这样的事。”在这里,火柱悬挂在他们头上。人们得医治了。一切都是……他们需要的任何东西都供应给他们了,然而当他们用完了水就抱怨。但神本着至高的恩典,在这一切当中……
65

就像在这一切当中,今晚你们在路易斯维尔市大声喊叫:“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医学会想要在全国阻止神的医治。你永远阻止不了它。你最好现在就停止。你不能阻止它,就跟不能阻止太阳一样。是的。

几年前,当我最初在杰弗逊维尔开始时,就是传讲神的医治。有几年几乎没有人知道。它是一件艰难的事。但是弟兄,今晚各处有几百万人大声呼喊。想要阻止它?你做不到。“我耶和华栽种了,必昼夜浇灌,免得有人从我手里夺去。”
66

不久前,我正在看自由女神像上的麻雀。它们躺在那里。小东西躺得到处都是,在灯光下。我对向导说:“是什么造成的?”

他说:“它们昨晚在暴风雨中撞出了脑浆。它们进入光中,光要领它们到安全处,但它们却想要把光扑灭。它们想要把光扑灭,撞出了脑浆。”
我说:“荣耀归神!”我想他以为我癫狂了。我说:“这让我想起一些人想要扑灭神的医治和耶稣基督复活的大能。”你会把自己的脑浆撞出来的;你永远扑不灭。只要接受它,在它里面飞到安全处。是的,阿们!
67

“摩西,对磐石说话,”神吩咐摩西:“它就必流出水来,流出他的水来。”

不久前,我在博物馆里观看这被击打磐石的图画。它看起来好像大约编织针这样大的小溪流出来。我想:“这些画家竟然这么荒唐!”嗯,弟兄,如果我渴了,我都可以把那点水喝干。是的,先生。
你知道摩西必须从那磐石喝什么吗?除了所有的动物以外,他还有两百多万人。每分钟需要四万加仑的水给他们喝。哈利路亚!
68

这让我想起有人在他们的宗教上。你只有足够的信仰星期天上午去上主日学,沾了一点,湿润一下自己。

我喜欢坐在自流井涌出来的泉源那里(哈利路亚!),足以带我去到永恒。哈利路亚!我很高兴我搬出了那个潮湿的旧地方,搬去一直在涌流的喷水管那里。是的,先生。
人们只有足够的信仰使他们苦恼。“哦,我不能坐超过大约十分钟。天哪,那个传道人那么啰嗦?”你的救恩多深呢?是的。
星期天上午上去,说:“哦,我要上去,听他们说什么。”沾一点就回去了,你大概就得到这些。
69

弟兄,我告诉你:当摩西击打磐石时,磐石浇灌了整个旷野。阿们!是的,先生。唯一的事,他们需要的一切,他们只要俯伏,喝啊、喝啊、喝啊,直到他们喝饱了。还有水流出来,每分钟大约四万加仑。算一下,多少人,一百万人,两百万人一分钟能喝多少水:干渴的人,除了骆驼、动物和他们拥有的东西。圣经说:“就有许多水流出来。”水咆哮着穿过旷野。

70

耶稣基督就是这样赐下圣灵的,不只是一点点,说:“哦,我相信我要去加入教会。”哦。“哦,我无法忍受那响声。它让我颤抖。”如果你死了,如果你到了天堂,你会冻死的,因为弟兄,当你到了那里,你会听到一些响声。圣经说他们昼夜不停地喊“哈利路亚!”因为那里没有黑夜。是的。当你到了天堂,第二天你肯定就会死的。是的,先生。哦,你实在……你所做的事,你只是去湿润了一下。

你愿不愿意在自流井旁坐下,让水喷出来,直到它把你洗净(哈利路亚!),进入中间,迷失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原注:磁带空白。]……这就是你想要得到它的方式。
71

我过去常告诉我叔叔、我爸爸:“哦,我会游泳。”在尤蒂卡派克这里的小池塘里。

一天,爸爸回来,坐在一条排水渠上,说:“我想看你游泳。”小池塘大约那么深。我站在肥皂盒上,脱掉衣物,像这样捏住鼻子,在肥皂盒上一上一下打水,泥巴往两边飞溅,我开始溅起泥巴。
我说:“爸爸,我做的怎么样?”
他说:“从那里起来。”游泳?一直都是在泥巴里爬。
我们也有很多在泥巴里爬的教会会员。是的。是的,在泥巴里爬的人。是的,先生。
一天,我叔叔带我去船上,我嚷着要在水深大约二十英尺的俄亥俄河游泳。他就拿起船桨,把我掀到水里,说:“现在,怎么样呢?”阿们!哈利路亚!这时我必须游泳,不然就淹死了。哦!
72

最好现在就习惯它。把自己放在自流井中,神在那里打开旷野的磐石,倾出水来。神说:“对磐石说话,它就必流出水来。”

我的朋友,今晚也许你正在灭亡。你应该对磐石说话。是的。
也许你去了各地。也许你去了教会,加入卫理公会,加入浸信会;他们向你发火,你又去了长老会,回到五旬节派,去拿撒勒派,来到天路圣洁派,你仍然不明白。
为什么今晚你不对磐石说话呢?你跟他说上话了吗?是的。神说:“对磐石说话,它就必流出水来。”它就必流出水来,只要你……再也不用击打他。只要对他说话;只要友好地跟他说话。
也许你去看了医生。也许你做了你知道要做的一切,想要痊愈。也许你几乎做了你力所能及的一切,还是不能痊愈。每个医生,你去看过你所知道的每家诊所,医生说:“你实在……对你无能为力了。”为什么今晚你不对磐石说话呢?他会……他那里有生命的水给你,赐给你更丰盛的生命。
73

一次,圣经中有个叫夏甲的妇人。我想到了她。我就要结束了。有个妇人叫夏甲,她有个孩子。她被赶到旷野,只有一皮袋水。她整天喂小家伙。但水用完了,大约中午的时候,小孩尖叫、哭喊。他的嘴唇焦干,舌头肿胀。可怜、害怕的妈妈,她能做什么呢?她尽可能地搜寻了每个小地方,要找到水,但找不到水。她不忍心看到孩子死去;所以她把孩子放在树下,离开约一箭的距离。

她跪下去,对磐石说话。当她对磐石说话时,一位天使回答她说:“夏甲,在那里涌流的那个是什么呢?”
那里有一口满了水的井,今天这井仍在流。将近四千年后,今天它仍在流。夏甲在那里看见的泉源,今天仍在流。夏甲对磐石说话,磐石就流出水来。
74

一天,有几个希伯来少年进入烈火的窑中,他们对磐石说话。磐石就与他们同在。

一次有个妇人从撒玛利亚出来。她很灰心,有罪,也许有很多的事纠缠她。她灰心,去雅各井那里寻找解脱,然后回来。她到了雅各井那里,回来了。一天,她把水罐放下去,站在那里,觉得很灰心。磐石就站在她旁边。她对那磐石说话。磐石在她的魂里赐给她一口大自流井,她跑进城。她再也不要来打水了。她有生命了。她说:“来看一个人!他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这不就是基督吗?”她对磐石说话,磐石就流出水来。
有个妇人在医生——庸医手里花尽了所有的钱,他们拿走了她所有的钱。血漏止不住。她也许抵押了她的农场,也许变卖了。一天,她坐着编织,听见有人走在路上。她对磐石说话。磐石转过身,说:“谁摸我?”当妇人对磐石说话时,血漏就结束了,磐石赐给她一口生命的自流井,止住了血漏。血漏很快就止住了。
75

一天,有个瞎眼的老乞丐站在城墙旁,在寒风中颤抖。他拥有的一切都没了。他在那里很可怜,人们路过。他听见有人来,便说:“那是什么?”他对磐石说话。

他周围的所有教会会员都想要阻止他,说:“没有必要。你得不到。走开!闭口。”
但他喊得更大声了:“大卫的儿子!可怜我!可怜我!”他对磐石说话,磐石就给他自流井,他的眼睛开了。
在旷野的同样磐石今天在这里。它使人们欢呼。
76

一天,所有的耶路撒冷人站在外面看一位神医、圣滚轮进城;一些人站在那里,放声叫喊:“和散那!和散那!归于奉主名来的。”

那些自封的教会会员在那里,穿着长长的袍子,背后有神学博士,说:“让他们闭口吧。他们让我背上起鸡皮疙瘩等等。让他们闭口吧。”
他说:“若是他们闭口不说,这些石头必要立时呼叫起来。”为什么?非人手从山凿出来的石头来了,滚进了耶路撒冷。这些小石头正在喝它的水。“对磐石说话,它就必流出水来。”
77

如果你今晚需要救恩,就对磐石说话;它必流出水来。如果你今晚是个倒退者,就对磐石说话;它必流出水来。如果你今晚在这里没有基督,你在城里的每个教会试过要找到救恩,就对磐石说话;它必流出水来。你相信吗?如果你是个倒退者,远离神了,你认为你没有机会了,只要对磐石说话;它必流出水来。

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会应允吗?你全心相信吗?哈利路亚!他今晚在这里。
如果你病了,试过了世上的一切,试过要进入祷告队列,却不能进入祷告队列;你有祷告卡,却被拒绝;你去参加了一场聚会;你去参加了另一场聚会;你被牧师膏抹了;你经过这祷告队列。你到过其它任何地方,却不能得医治,为什么现在你不对磐石说话呢?他必流出水来。是的。为什么不让他试一次?趁他在会堂里,此时跟他说上话。他的同在就在这里,要医治你们每个人。我相信。我全心知道。我相信。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但也有一些我知道的事。我知道永生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就在这里。
78

当我心里此时想要做祭坛呼召时,异象在会堂各处出现。哦,是的。神的能力在这里。是的。我感到他在这里运行。它此时开始让我从一个空间闯入另一个空间;因为这里有病人,成就这事的是他们的祷告,证实神的道,说他在这里要人今晚对他说话,是站着看出人们意念的同一块磐石。他知道患血漏的妇人在哪里等等。他就在这里。如果你对他说话,他必流出水来。你全心相信吗?

在中间的那位女士,你怎么看呢?呐,你没有祷告卡,是吗,脖子上围着白色的物品、坐在那里的女士?你有糖尿病,是吗?你没有祷告卡,是吗?你不需要任何祷告卡。你相信吗?你能对磐石说话吗?此时你想要因你的糖尿病对他说话吗?那就站起来。对吗?只要说:“我现在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医治者。”神必带你回家,使你痊愈。对磐石说话。神祝福你。好的。去吧,好了。
79

坐在她旁边的女士,你对此怎么看呢?你的两条腿有静脉曲张,是吗?是的。站起来。那是不是你丈夫坐在你旁边?是吗?你也有糖尿病,是吗?对吗?按手在你妻子身上。是的。你们俩是从伊利诺斯州来的。对不对?呐,你们回到伊利诺斯州去,对磐石说话,病必离开你,永不再回来。哈利路亚!

我知道一件事,磐石在这里,在旷野受击打的万古磐石。是的。
帽子上有那些花、坐在那里有关节炎、想要好起来的女士,你对此怎么看呢?你转过身往那边看,你全心相信神会医治你吗?那就站起来,上下跺脚,说:“关节炎离开了。”是那样的。对磐石说话,他必流出水来。
我告诉你: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在这里彰显任何事。
80

你对此怎么看呢,女士?你坐在那里,说:“赞美主!”有妇科病,穿着绿色夹克、坐在那里的女士,你相信神刚才医治了你吗?站起来一会儿,坐在那里的女士。你全心相信吗?你有妇科病。是个脓肿。你有个导管,某种排泄物从那里出来。对不对?如果是,请举手。是什么使我那样说呢?是磐石在对你说话。请向他回话,得痊愈。哈利路亚!

哦,他多么想带来他能力的彰显。我看到神的天使,在旷野跟随以色列人的同一个火柱在这会堂里运行。
81

我想要找出一个妇人的位置。她正在祷告。她在哪里呢?他站在这里。是的,妇人站在那里,进来的第二个。不,她……是关于一个站着的男人。你是在为一个醉酒的丈夫祷告。对不对,女士?如果是,就在那里站起来。你是不是有个醉酒的丈夫,你正在为他祷告?如果是,请举手。对磐石说话,神必领他脱离那事情。

82

如果你要神做这事,神会在这里做任何事。你相信吗?你跟他说上话了吗?如果有,现在就站起来,对磐石说话,磐石必流出它的水来。你愿意站起来吗?

谁想要向他寻求救恩?请举手,说:“我要他进入我心里。”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你、你。哦,是的,先生。
癌症离开了你,我的弟兄。它离开了。现在你可以回家,好了。哈利路亚!那是真的。
所有想要得医治的,请举手,说:“主啊,我在对你说话。我在对你说话。”是的。
他去那里了。先生,你的窦病离开你了。你自由了。回家去,奉耶稣基督的名;你得医治了。
83

这里想要找到神的任何人,请举手,说:“主啊,谢谢你医治我。我正在奉耶稣基督的名对你说话,愿你医治我。”

怜悯的神啊,当圣灵在这会堂横扫这群会众时,今晚请用圣灵的恩膏赐下你的能力。愿圣灵行一切的神迹;愿今晚会堂里没有一个病人或残疾的剩下。愿你医治每个人,奉耶稣基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