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314 为什么我为病人祷告

1

非常感谢你们,朋友们,晚上好。请坐。我很高兴今晚来到这里,奉我们主耶稣的名问你们安。我一直在找某个时间来这里向你们传道,我相信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将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对不起,开始就迟到了,但我经常迟到。不久前,我进入一个教会,新阿尔巴尼市联合弟兄教会的传道人(那天晚上我要为他们讲道),他说:“我要把你们介绍给迟到的伯兰罕先生。”
我说:“我迟到了,但我不知道我的去世会不会迟到。”
2

哦,我们很高兴今晚在这座可爱的城市举行聚会;我们带着极大的期待盼望一段时间了。我有点儿累了。我们从凤凰城一路开车下来,在家里呆了一天,继续赶过来。最近几个月聚会非常紧张,我是说最近六个星期,因为我们要去印度。这个月我本来要去非洲和印度。主向我显现,告诉我九月前不要去,所以我就把时间往后推了。我到处走动,跟我的朋友们说话,向他们讲道。我很高兴接下来几天在这座可爱的城市分享你们会众的团契,见一见你们这里的牧师科利特弟兄,当然,我想还有很多传道的弟兄。

3

我一上来就遇到了寒冷的天气,是吗?从亚利桑那州来这里,我过来,几乎要冻坏了。我的血液都要变稀了。不过我一开始就是个南方人,我想我的血液生来就是稀的。但当我第二次出生后,我有了不同的血。是的。是的。当我得到新生时,我得到了新的血液。主除掉了旧的,赐给我新的。你知道,当主给你新的时,他就使你全都是新的,就像把酒放在旧皮袋里,他说皮袋就会裂开。所以我们必须翻新了。

呐,第一次到一个教会总是很荣幸。但通常你们必须互相熟悉,除掉所有的邪灵,你知道,这样好让我们能开始认真彼此交谈。
4

刚才我们的科利特弟兄来到我的住处,我们进去,我跟他交谈。我们要通知聚会是“传福音的聚会”。弟兄说有很多人进来接受祷告,我们要举行医治布道会或为病人祷告。我告诉他,我们最好第一个晚上就那样做,这样我们一开始就能把事情做好。所以他说他们会下去,发祷告卡,小伙子(我儿子跟我在一起),他下去,说:“爸爸,他们只有大约三百人要发。”我会……

我相信他必须把那些卡收起来。因为那会持续到……如果我们要在这里再呆一个月,照我要为病人祷告的方式,我们永远无法让他们通过队列。你们很多人参加过聚会。那会剥夺进来的其他人的权利。我们有义务先照顾他们,所以那就……若有其他任何人进来,紧急情况什么的,如果我们事前把卡片发出去,那么在聚会期间,紧急情况永远不能得到祷告。
5

我们就这样做,每天发卡,当晚就为他们祷告。第二天,如果你们的卡片没有叫到,你的祷告卡没有叫到,第二天你可以拿一张祷告卡。瞧?大家每次、每天都有同等的权利或机会。所以,如果你一次把卡片都发出去,那你……这是另一件事,牧师们发卡片时,如果会众没有得到卡片,他们对此就会把牧师往坏处想。所以我们在那些队列方面有长期的经验。

呐,我们相信今晚神会以丰丰富富的方式与我们相会,大大地祝福我们。呐,它将是为病人祷告的聚会。我们要以那个方式对待它。
6

我想明天晚上我们要有(或者一两个晚上),我们要去大礼堂或某个地方,弟兄说的。这些小教堂聚会难以聚集人。然而,我宁愿在一个教堂里聚会,也不愿在我所知道的其他任何地方。因为在……不管礼堂多么可爱,总是有世俗的娱乐等等在那里举行,真是……当我这样说时,你可能把我归类为狂热者,但是,绝对有邪灵在那些地方逛荡。是的。我不知道你们相不相信,但这是真理。在教堂里,你找到基督。所以这是……

在教堂举办聚会总是最好的,如果是……你周围有灵等等,当你得到更多的空间时,你就不能像你应该的那样控制或照看会众。大家拥挤不堪,他们想知道这个、那个,使你非常不安。
有多少人以前参加过我的聚会,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哦,我在这里根本不是陌生人,是吗?哦,神祝福你们。很高兴看到你们像那样举手。太好了。
我相信我们要参加更多的聚会,呐,末日那场大聚会……哦。当所有的圣徒都坐在伟大的婚筵上,我们往桌子对面互相观看,那岂不是美好的时刻?我向你们保证一件事:将不再有病人接受祷告了。是的,先生。我们只是像过去一样放下领子,欢呼。我想要跟你们每个人定一千年的约会。瞧?你知道,只要几分钟,在永恒中很容易详谈我们在这里没有谈论的事。
7

聚会通常……前几个晚上我跟杰克·舒勒交谈。你们很多人知道他。他是个弟兄,跟葛培理他们一同举办大型布道会。舒勒弟兄去福特维恩时,他说:“伯兰罕弟兄,首先,当我到达那里时,卫理公会信徒因为举行医治布道会而责备你。我跟比林斯先生下去,找到一个在精神病院呆了大约五年的女孩。”(一个疯子会跳出窗外等等。城里都知道。她被带到聚会上,主耶稣恢复了她正常的理智。)

他说:“我领她上讲台,说:’看这儿,多少人知道这女孩?’”他说:“现在我要大家从今以后对神的医治闭嘴。”那几乎把医治清除了出去。他说:“哦。”
我说:“舒勒弟兄,我想要在这里传讲。”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能那样做,你去每个地方,他们都期望你为他们祷告。很多人对我说:’杰克,为什么还要那么多的戏剧化描述呢,你为什么不停止呢?’”(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用戏剧的形式,你知道,“浪子回头”等等。)他说有人对他这样说。于是他反问:“哦,你是渔夫吗?”
他说:“是的。”
杰克说:“你用什么作鱼饵呢?丁骨牛排吗?”
他说:“哦,不。”
杰克说:“你用什么作鱼饵呢?”
他说:“虫子。”
杰克说:“你不喜欢虫子,对吧?”
他说:“是的,但鱼喜欢。”
杰克说:“那正是我所想的。”那正是人们所要的。那正是主要他做的,那正是我们必须做的(对不对?),不管主召我们做什么。
8

呐,为病人祷告时……这些……有一些陌生人跟我们在一起,不是陌生人;他们是天国的公民。你们都是。我们大家都属于一个天国。

呐,我要告诉你们一点宗教背景,以及如何传道的经历,我为什么为病人祷告。今晚我们要谈一会儿福音,然后为病人祷告。
我相信这里的几个晚上将是非常愉快的逗留。我信靠神。我相信会的。我知道,如果说有什么事你们会众(正如我去到神的子民中间时一直看到的),他们总想要让我感到受欢迎。如果能做什么事让传道人愉快地逗留,他们总是会做的。神的子民,不管在全世界哪里,你发现他们都是一样的。我知道他们在俄亥俄州没有两样,因为我以前到过这里。
9

呐,哦,关于教义,我没有很多的教义。我不是很懂这本书,但我熟悉作者,这是首要的事。我不想要传讲教义。我让……这取决于那些想要那样做的人。我有……基督是我的头。圣经是我的教科书。世界是我的教会。我所有的大概就是这样。

我相信基督受死拯救罪人,我相信他在各各他的死有双重的目的。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我相信至于在教义上,你们很多人……今晚我要问你:“你什么时候得救的?基督什么时候救了你?”
你会说:“去年。上个星期。四十年前。”但他从未那样做过。基督在一千九百年前就救了你,你只是上个星期或四十年前才接受的。瞧?赎价已经付上了。现在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接受,对吗?
10

哦,瞧,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你在四十年前得了医治还是……不。十年前吗?今晚吗?你是一千九百年前得医治的。你今晚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接受。对吗?

呐,至于说医治,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医治。所有年代或时代只有一个人能医治。没有医生能医治。没有医生会告诉你说他能医治。如果他说能,他差不多就跟一个告诉你能医治的传道人一样是庸医。因为只有一位医治者,就是神。“我是耶和华,医治你们的一切疾病。”
11

医生宣称辅助自然,而不是医治。他们可以切除你手上的一个地方,如果他们……如果你摔死了,他们带来世上所有的药物,也永远不会医好,因为生命离开了身体。生命建造组织。他们可以拔掉一颗牙齿,但他们不能医治拔掉牙齿的地方。他们可以切除阑尾,但阑尾被切除的地方怎么样呢?谁医治那地方?他们可以接上手臂,但他们不能医治手臂。神必须生产钙等等来医治手臂。所以医治只在乎神。

我在梅奥诊所被采访过两次。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没有宣称自己是医治者,我们只宣称辅助自然。只有一位医治者,就是神。”那是正确的。没有一个传道人能医治你。是的,没有。宣称有医治恩赐的人,恩赐的医治不是指你医治人,只是指你对神的道有信心。
传道……绝不是传道人拯救任何人。他只是把人们指向那位在一千九百年前拯救他们的。对吗?没有一个人能医治你。如果耶稣今晚站在这里,穿着他赐给我的这套衣服,他不能医治你,因为他会告诉你说他已经在一千九百年前已经做了这事。你必须在那些基础上接受,对吗?
12

呐,传道人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你指向那位拯救你的主或医治者,把你指向那位已经医治你的主。呐,要这么做,神在教会设立了,第一是使徒,然后是先知、教师和各样的恩赐,为了成全身体。你们相信这个,是吗?

呐,那正是我所相信的,神在教会设立了这些,一些人能像这里一些传道人那样传道;另一些人是道上的伟大教师和学者;一些人是先见,看异象;一些人是说方言的;一些人是翻方言的;一些人是在医治上大有信心的,这被称作医治的众恩赐或医治的恩赐。没有像医治的这个恩赐这回事,因为那是复数,是众恩赐。
神以很多不同的方式运行,医治病人:有时候传道,有时候邻居坐在你旁边,按手在你身上,感觉他应该这么做。总要那样做。不管哪个重生的神的孩子感到要为病人祷告,那是圣灵在你里面运行,要那样做。不管谁要为人祷告,你只管前去为他们祷告。
13

前几个晚上,我们刚有那样的事发生在路易斯安那州。那是在一座大礼堂。人们……九点我才到那里。大约七点,一位女士拿到了祷告卡,她有个小孩,她正在摇晃这孩子。另一个可怜的母亲坐在那里,她为那个手里抱着孩子的母亲感到很难过。

她说:“哦,我……”
有东西对她说:“去为那孩子祷告。”
“哦,”她说:“我不能那样做。伯兰罕弟兄要为那孩子祷告。他们拿到了祷告卡。”那东西继续说,催促她去为小孩祷告。她说:“哦,我……”
14

不久,女士又回来了。她又看见了那个孩子。圣灵又说:“去为孩子祷告。”

所以你知道,这个羞怯的母亲走到女士那里,说:“姐妹。我看到你有一张祷告卡。也许伯兰罕弟兄今晚要为你的孩子祷告。”
女士说:“姐妹,我们正希望号码会被叫到。”
她说:“如果我跟你说一件事,你会原谅我吗?”
女士说:“当然会,姐妹。”
她说:“我也是个基督徒。我是个母亲。只为使我的良心宽慰,”她说:“最近三十分钟,自从你站在那里,我就感到神想要我为孩子祷告。在你抱孩子上去前,如果我只是为孩子祷告,你会介意吗?”
女士说:“嗯,当然不介意。”女士把孩子交出来。这位母亲为孩子祷告了,说:“谢谢。”然后走回去。她很羞怯,是南方的母亲,回去坐下。当她回去要坐下时,有人占了座位,所以她不得不走到阳台上去。
15

那天晚上在台上,果然,女士的祷告卡被叫到,她和孩子到了祷告队列里。当她上了讲台,靠近……

当然,在为病人祷告上,你们都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只是处于潜意识状态。后来我查看录下来的录音带,听到圣灵告诉女士说:“你的孩子有某个病。”
“是的。”
但又说:“今天有个妇人穿着某样的裙子,为孩子祷告了,孩子已经得了医治。”那女士就坐在阳台上,尖叫起来。瞧?神已经命令那妇人为孩子祷告。你看到事情是怎样的吗?圣灵……圣经说:“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对吗?),使你们可以得医治。”
16

瞧,没有一个人能医治。没有人能违背你的意愿救你或违背你的意愿医治你。必须是你对耶稣基督的态度决定你的医治。

呐,神已经差遣传道人传福音。神把他的道放在这里,但他让传道人传道。他设立了不同的东西。但他的教会……他在这教会里有成员或在这教会里有人……神设立教会的次序。如果人进入神为他们设立的位置,那么教会就会有次序。呐,那是……
17

我相信这点,只有藉着那个……自从我跟五旬节派信徒在一起……我就把那个当作教义解释。我相信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瞧,你什么也做不了。我相信神的拣选,神做拣选的工作;神做呼召的工作。你不能用思虑给自己身量多加一肘。瞧?但不管神决定了是什么,就是什么。你藉着拣选被呼召。

我听到人们说:“哦,我昼夜寻求神。”任何时候都不是人寻求神,而是神寻找人;不是人寻找神。从伊甸园起人的本性……神……不是人跑遍园子呼喊:“父啊!父啊!你在哪里?”
而是神呼喊:“亚当!亚当!你在哪里?”瞧?今天罪人也是一样的。
18

哦,我们可以在这点上花很多时间,只是要向你们显明这是真理。耶稣说:“若不是我父先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所以,不是人寻求神;是神寻找人。神藉着拣选、神的预知来呼召人(瞧?)。耶稣基督降生时,他是神的儿子。他对自己的身份无能为力,因为他就是神的儿子。他被预定是神的儿子。世界还没有开始,他就是神的儿子。从伊甸园起他是女人的后裔,要伤蛇的头。他跟这毫无关系。这已经计划好了。

当摩西出生时,他是个俊美的孩子,不是因为他是摩西,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而是因为他出生前神就拣选他了。
19

施洗约翰,他在母亲的子宫里成形前七百一十二年,以赛亚就看到他,说:“他是旷野呼喊的人声,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耶利米书》1章4节,神告诉耶利米,说:“你未曾在母腹里受孕,你还未从母腹出来,我已晓得你,已分别你为圣,我已分派你作列国的先知。”耶利米跟那有什么关系呢?毫无关系。是神做的。所以,神做这些事,这是他至高无上的恩典。神有一个将毫无斑点与皱纹出现的教会。他已经这样说了。那教会是预定的。

今晚我相信我们是那教会的成员。我认为这是你成为一名成员的方式。“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我们是那教会的成员。我全心相信。
20

呐,耶稣说,这是他在《约翰福音》5章24节说的话。“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对吗?我不愿……那是他的话。

呐,“他,”没有说是卫理公会信徒或浸信会信徒。“他”是一个人称代词,是指个人。他,是五旬节派信徒吗?他,是全福音信徒吗?不,只是他,瞧?“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现在时)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过去时)出死入生了。”你们相信吗?那是你得救的方式,就是藉着以同样的方式相信并接受它。“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21

呐,在我们从神的道中读一段和进入医治聚会前,我讲一个亲身经历。因为我们运行得有点迟。若主愿意,十分钟后我希望叫祷告队列。

当我澄清教义时,我不相信、不跟人讨论或争论他们的宗教信仰。如果他们相信什么,让他们相信好了。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只要他们接受了耶稣基督作救主,从圣灵重生了,那就是我的弟兄姐妹。他们是不是……不管他们是卫理公会、浸信会、五旬节派、圣洁派、一神论、二神论、三神论、四神论、秋雨派、第二雨派、中雨派、春雨派、各种雨合在一起,对我都没有关系。我是严格跨宗派的,相信我们都是弟兄。是的。我们是弟兄。我们在想法上不同,但在原则上,我们在耶稣基督是一体的。是的。
故此,我竭力让我的聚会绝对、严格的跨宗派,因为这是弟兄关系。只要站在破口,尽力说:“我们是弟兄。”当神整个被赎的教会同心地看到这点时,千禧年就会来临。是的。
22

你们是最伟大的全福音派信徒。我认为那得到了……当然,你们知道我是在浸信会教会成长、长大,是浸信会传道人。我从未离开或做别的什么,我只是来到这里,因为我认为你们有……我知道你们有圣经更深的亮光。是的。这是事实。是主的天使向我显现,差遣我到你们这里。绝对没错。

呐,我不是作为狂热者来的。我不相信狂热;我不支持那个。我知道你们不相信狂热。你们相信真理,真理总是为自己辩护。是的。你决不用歪曲真理。真理总是真理。所以我相信神必祝福我们。
23

呐,我没有任何宗教的背景。我以前的家人是天主教徒。我父母都是爱尔兰人。任何人都能因此得到原谅;作为爱尔兰人,我们所有人都有机会,是吗?我父母俩都是爱尔兰人。我妈妈姓哈维,爸爸姓伯兰罕。我出生在山中的一个小木屋里。我们会有一些书,但星期天不卖,这一周的其它日子卖。它们是不同的印刷品……稍后一些。

朋友们,我只能见证什么是真理。对你们一些人来说它可能有点奇怪。但如果我讲真理,神必见证它是真理。如果他不见证,那我就没有讲真理。让神做判断。
我得知,我出生在肯塔基州山里的小木屋里,我们没有窗户,不像你们这儿的房子里有;它只有一扇门,你推出去,一扇门作窗户,地板上没有地毯,甚至不是地板,只是尘土。他们说,我们有一根砍下来的树桩,上面有木钉,作为我们的桌子和我们坐的凳子,好让我们在桌子上吃饭。我父母非常穷。
24

我出生在有外壳枕头的稻草垫上。我想你们这里没有人睡过稻草垫。哦,有吗?有人吗?哦,我现在要脱掉外套,我感觉自在了。如果你知道什么是稻草垫……多少人曾用瓢盛水喝?让我们看看什么……喂,农村迁到城里了,是吗?就是这样。是的,先生。哦,那是……你不要注意我的“俺啊、咱啊、拿啊、带啊、提啊”,和我所犯的一切语法错误。好的。哦,这使我现在感到好多了。是的。

我爸爸是个伐木工,周围四十英里没有医生。那里有个接生婆。我肯定你们知道那是什么。接生婆过来,我出生时,我妈妈十五岁,我爸爸十八岁,两个都是孩子。
25

当他们打开窗户时,他们说我们有一根旧的油蜡烛照明。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一罐油和松节。晚上点燃松节照明。当他们早上打开窗户时,早上五点我出生,有一道光(我们有它的照片)环绕在房间里,悬挂在我所躺的床上。

呐,你们看到为什么我必须相信神的预知吗?瞧?我出自犯罪的家庭,家里没有一个人去教会;任何一边都没有人公开表示信教。但神本着他的恩典,藉着他的怜悯……山里人被搅动了;他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26

我差不多能记得的第一件事是,我大约三岁时,他临到了我,我看见一个异象,他告诉我说我将在哪里居住或长大。七岁时,它向我显现,告诉我永远不要喝酒、抽烟或玷污我的身体。我从未……有一件工作要做。

大约二十一岁时,我悔改信主了,去了浸信会教会,传道几年。异象,他向我显现,告诉我将要发生的事。传道人告诉我说那是魔鬼,“是魔鬼那样做。你别想那个,你会成为一个算命的。”哦,一天晚上……弟兄们,它把我吓死了。我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全心爱主耶稣。我不……我不想被类似的事搞混乱了。他只是继续……它会临到我,它告诉我的一切事都是事实,每次都是事实。
所以我说,一天晚上……瞧,我工作,牧养浸信会教会、会堂。我当牧师,工作了十二年,从未拿过一分钱。我不收钱。朋友们,我来这里不是因为钱,我来这里是要帮助你们爱主。如果是为了钱,我就不会在这里。呐,我没有那样做。
27

我们刚才告诉科利特弟兄,我说:“不管费用如何,忽略掉奉献盘。绝不要(经理不在,他们清楚不要那样做),决不要施加影响。”主要我有什么,他总是供应我的需要。我就是这么生活的。他看顾我。今晚我什么也没有;我什么也没有,不期待有什么。如果我有了,我会把它给别的地方,这样它可以为了福音出去。我有一个目的:就是要看到神的国大有能力地降在地上(是的。),看到耶稣基督回来。

朋友们,我想很不幸,我们没有携带耶稣吩咐我们传的福音。门徒说:“末了的兆头是什么?”
他说:“哦,你们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所有这些发生的事。但他说当这福音传到普天下时,他就要回来。
28

他从未命令我们建任何教堂;他从未命令我们建医院、建学校和建神学院。他从来没有一次分派我们那样做。那一切都是好的,但他分派我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我们建了学校和神学院,教导神学,却只有三分之一的世界听到了耶稣的事。

毕竟,分发小册子不是传福音。保罗说:“福音临到不独在乎言语,而在乎圣灵的大能和明证。”瞧,不只是教导神的道,还有传讲和彰显神的道。神的道必须活出来。它在彰显之前是死的字句。当它被激活了,神对此说的事就实现了。那是福音在行动中,是新约的基督信仰。
29

一天晚上在外面祷告时,有个人在地板上向我走过来。我看见他,这不是异象。那是人。我听过他的声音很多次,我最初被按立为浸信会传道人,在河里施洗时看见了他。当时我举行复兴会,在斯普林大街脚下聚会两个星期后,给五百个悔改信主的人施洗。所有的本地报纸都刊登了有关它的文章:“传道人施洗时,神秘的光悬挂在他头上。”它不可能……它像火柱,悬挂在那里,他们……

后来,人们就它的事问我,他们让我害怕,告诉我说它是魔鬼。一天晚上我在祷告时……很多年后,就在我去全福音信徒那里前,我在祷告:“神啊,把这东西从我身上拿掉。”我说:“主啊,你知道我爱你,我再也不要它了。”我整夜为这事祷告。我听见有人走来。我观看,有人过来这边;来了一个高大、长发的人。呐,他看上去不像耶稣的画像。我相信,我敬畏地这样说。我相信,藉着异象我看见两次耶稣。他是一个小个子,但那人看上去很不像画家画的耶稣。但当我看到他时,我晕倒了,所以我……他站在我旁边。
30

呐,在异象的世界里,这人不是异象。他向我走来。我听见他走路时的脚步声。他走上来,对我说话。我像这样摇晃,他说:“不要怕。”当他说这话时,那是我从小的时候所听见的同样的声音,同一个人。但现在他是一个人。我在云中、在柱中看见他。我看见他在……我在旋风中、在树丛里听见他跟我说话。但我从未以一个人的形式看到他。但在这里他是一个人。他说:“我从全能神的面前被差遣要告诉你:你奇特的生命和出生是要你去世界为病人祷告。你的事工要传到全世界,藉此,将带来福音和大能,这要带来基督的再来。”

31

呐,当他站在我旁边说话时,哦,他是个……我看着他,我说:“哦,先生,我没有受过教育,我只有小学的教育。人们不会……”

他说:“正如摩西被赐予两个迹象印证他的事工,你也要被赐予两个迹象。一个就是握住人的手,只要站在那里,你就知道他们有什么病。另一个就是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我询问这事。他提到了拿撒勒人耶稣和同样的事。于是我说我愿意去,这时光在这人头上,他走进光中,离开了。
于是我开始了。从此便是这样。后来照片被一位报社记者多次可靠地拍到了。聚会结束前,也许你们就会在台上看到它。它是一道光。
32

不久前在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在一场争论中它被拍下来,一位浸信会传道人来,说我是个宗教狂热者,应该被赶出城,而他应该做这事。我不想跟他争吵。但博斯沃思先生接受了挑战,那天晚上几千人聚集在山姆休斯顿大剧场,他们探讨这事。当然,他甚至没有开始,博斯沃思先生只问了他一个问题,事情就解决了。他说:“耶和华救赎的名适用于耶稣吗,是还是不?”

如果他不是耶和华以勒,他就不是主所预备的祭物,就不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我们就仍在罪中。如果他是耶和华以勒,他也是耶和华拉法,因为那些复合的名是不可分开的,耶稣基督是医治者,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问题。
33

他继续说:“带那个医治者上来,让我看看他。”呐,我不该在那里,但我在阳台三十排,妻子、我和弟弟在那里。主的天使临到,说:“下去。”五百个引座员手挽手,我下去了,到了台上。我说:“我不想要你们把贝斯特弟兄往坏处想。作为一个信徒,他有权利相信。”我说:“作为一个美国公民,他没有权力说圣经没有教导医治,因为他现在无话可说。”但我说:“我只见证真理。如果我讲真理,神就会见证真理。”他来了,降临了。

他们有《观察》、《生活》、《时代》、《矿工》等所有杂志在那里。美国摄影协会的会员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道格拉斯摄影室拍下了那张照片,一个是天主教徒,另一个是犹太人。那天晚上他们拿进去冲洗照片,看是不是绝对可靠。当他看到照片时,心脏病发作了。
34

第二天,照片被送往华盛顿特区,得到了版权拿回来,我们送去乔治那里,乔治·莱西是美国最优秀的专家。他是联邦调查局指纹文件的负责人,他把照片保存在舍尔大厦观察了三天,打电话叫我们进去,说:“谁是伯兰罕牧师?”

我说:“我是。”
他说:“伯兰罕牧师,你会像凡人一样死去。”但又说:“只要有基督教文明,你的照片就会继续存在。我也常说那是心理学,但这照相机的机械眼拍不到心理学。光照在镜头上。它在那里。”
35

现在这照片有版权。当然,他们出售它等等。我从他们那里取得照片,照我拿到的发出去。一张照片挂在华盛顿特区宗教艺术厅,作为唯一被证明的超自然物,科学证明有超自然物。

他就是那位看异象的。不是我;是他。我们随身带了一些照片(很少)。他们这里会有照片,也许是明晚,或我们去另一个礼堂的时候。册子等等,你们可以读故事剩下的部分。
36

呐,在我们叫祷告队列前讲一会儿,我想引述一节经文,如果你们要听,就讲一会儿。我的话会落空;我是一个人。但主的话决不会落空。

我们从这里来看它。一次有几个希腊人来见耶稣。他们说:“先生,我们愿意见耶稣。”呐,这里有多少基督徒?我要你们举手,让我能看到。哦,我想基本上是百分之百。我们都有兴趣知道我们看到耶稣,是吗?那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
朋友,《希伯来书》13章8节一直都是我的主旨。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呐,你们相信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吗?你们相信吗?哦,如果他……他当时在地上怎样,他今天是一样的,不然我们就活在完全的无知中,或者说我们就活在虚假的借口里。让我们搞清楚对错。
37

呐,雷赫德博士,你们这里的浸信会信徒有很多人知道他。他是世上最大的苏丹宣教会的主席。几个月前,他来我家里。皮莱主教,印度的大主教,他今晚在这里吗?是的,他下去了;他会来到这聚会中。皮莱博士,印度的大主教,来领受了圣灵的洗。

这位雷赫德博士来我家,说:“伯兰罕弟兄,我接受了所有的神学教导。我学了……我拿到了那么多的学位;我甚至不知道那些学位都属于哪里。”他说:“但在这一切当中,基督在哪里呢?我们有了一切的学识、学问等等,我们仍然不认识耶稣。”他说:“我目瞪口呆。”一个年轻的印度人……
38

朋友们,你们在这城市不会遇见这事。你们在美国不会遇见这事,但你们去到地球的彼岸,在那里遇见异教徒、巫医和别的宗教。记住,基督教排在第三。世上最大的宗教是伊斯兰教,第二是佛教,第三是基督教。我们落后了。

这个人,一个印度人在美国接受教育,他说:“哦,”他跟雷赫德博士交谈,说……
雷赫德博士说:“为什么你不放弃你自己死去的先知呢?(就是穆罕默德。)接受复活的主耶稣呢?”因为任何基督徒都会高举耶稣。
伊斯兰教徒说:“仁慈的先生,你的主耶稣为我做的事,会比我死去的穆罕默德做的更多吗?”注意,基督徒们,这正是我问你们是不是基督徒的原因。
“嗯,”博士说:“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伊斯兰教徒说:“是吗?”瞧?
博士说:“哦,是的。”
他说:“你的证据在哪里呢?”
博士说:“哦,他活在我心里。”瞧?
他说:“穆罕默德也活在我心里。你瞧,我们跟你们一样学习心理学。”瞧?
博士说:“哦,我们有幸福和喜乐。”
他说:“我们也有。”
博士说:“哦,我们……”
39

他说:“你们宣称你们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说穆罕默德只应许死后的生命。他说:“这正是耶稣所应许的。”他说:“我们相信我们死后将得到生命。他们俩都写了圣经。我们读那些经书,相信它们。呐,你们的耶稣为我做的会比穆罕默德为我做的更多吗?”瞧?他说:“你们说你们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你们已经有两千年证明这点,只有三分之一的世界知道这点。”他说:“要是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24小时后,全世界都会知道这事。”这人是对的。

呐,他说:“我们会有……当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时,全世界都会知道。”他说:“穆罕默德,穆罕默德从未像耶稣那样应许事情。”他说:“穆罕默德只应许我们死后的生命。但耶稣在他的道中、在他的著作中说。我读过新旧约。他应许他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所以,让我看看你们学者们做出那些事,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们就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了。”
40

这人是对的;他是对的。“哦,”雷赫德博士说:“哦,当然,你知道,你所提到的《马可福音》16章从9节起不完全是默示的。”

他说:“它部分是默示的,部分不是默示的,你拿到的是什么样的圣经啊?哦,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他说的这些话又如何呢?”他说:“什么?那是默示的吗?《马可福音》11章24节,’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又怎么样呢?这是默示的吗?”雷赫德博士说他抖掉脚上的尘土,在伊斯兰教徒面前改变了话题。
41

基督教有神学、教训、学校、读、写、算术,变得多么软弱了!那些都没问题。但是弟兄,它取代不了圣灵彰显神的大能。是的,先生。今晚世人渴望看到耶稣基督。

几个月前站在南非德班,我站在那里,耶稣基督彰显了,在一个祭坛呼召中,有三万个土著异教徒归向了耶稣,一次有三万个悔改归主的人。他们是什么时候读到了这个?是当他们看到耶稣亲自运行的时候。
现在让我们……如果我们想要见耶稣,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今晚就活在我们中间,你们相信吗?呐,让我们回头,看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正在砍掉我的话题,因为我知道时间迟了。但为了让你们得到这个想法,当我们到了另一个地方,若主愿意,我们要举行医治聚会,好让你们明白我的意思。
42

瞧,你……这是……它要么对,要么错。没有中立地段。要么对,要么错。这要么是神的道,要么不是神的道。它要么是默示的,要么不是默示的。耶稣说的话,要么是那个意思,要么不是那个意思。他要么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要么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不是一样的。他要么是全能的神,要么什么也不是。对吗?如果他是全能的神,他就能做万事。如果他不能做万事,他就不是全能的神。对吗?所以,朋友,那是关键。

如果我不能相信他在这里的一切道,今晚我就不会上到这里来讲道。当我被召进入这事工时,我是州狩猎官,我爱我的工作。但我知道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今晚活在他的子民里面。他跟从前是一样的。让我们回头,看一看他。
43

当他来到地上时……如果我们今晚要走遍哥伦布城市,寻找他,我们要找什么样的人呢?一个高学问的高雅人士吗?不。我们从未读到……据我所知,他一生从未受过一天教育,除了他妈妈教他的。奇怪吗?我们会寻找一个穿翻领衣服、大袍子、闪光、穿着跟别人不一样的人吗?不,先生。他穿着像普通人一样,像街上的人一样。

我们会寻找一个妙语连珠、知道如何讲话、语法非常完美的人吗?圣经是用普通的街头语言写的。那是翻译者对它如此困惑的原因。一个说希腊词是这样说的,希伯来词是那样说的。他们在词语上不认同,因为他们想要适用不同的意思。它是用你我在这里所用的普通语言教导的,只是普通的语言。
44

你们不会寻找一位学者。哦,他是什么样的人呢?他是一个有宽大肩膀、七英尺高、到处游行的人吗?圣经说他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是的,先生。他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也许是个小个子。所以他不像任何君王,然而他却是万王之王。哦!

但注意,另一件事,注意。他不是……我们不会指望寻找一个人……他宣称是医治者吗?没有。他宣称行神迹吗?没有。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仍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他做这些事。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所以,他没有接受任何赞美。到处游行。他是“时代之子”什么的吗?他根本没有接受任何赞美。他说:“我没有做一件事。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父指示什么……”他从未宣称要医治一个人。他从未医治一个人。
45

我想要给你们……你们相信他充满怜悯吗?你们相信他就是爱,充满同情吗?我现在要问你们。我们要来看。我们来看《约翰福音》5章。在你们进去做买卖的羊门有毕士大池,有五条廊子。那里躺着一大群病人和残疾人: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那是经文吗?

呐,如果我们不那么急,我就要读一下。但你们是学者,明白。他们躺在廊子下: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等候水动,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来搅动水。第一个人跳进去,一次只有一个人,两三个月一次。水搅动后,第一个跳进去的人,无论害什么病都痊愈了,对吗?
46

呐,一大群,需要两千才成为一大群。有一大群人。若神愿意,今后几个月我打算经过那个地方。注意,耶稣来了,经过那里。他是以马内利,神与他同在,神在他里面。他充满怜悯,充满同情。一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穗子,血的灾病(血漏)就痊愈了。

呐,让我们……仔细听。呐,记住这点,当我们进入布道会,这里的大布道会,大剧场或不管是哪里。当我们进入那里时,你们可以告诉其他人。
47

呐,当他从那里经过,经过……我们在这里稍微戏剧化一些,也许你们就会更明白。这是一个有关节炎的老大伯,拖拉着,叫喊:“好心人发怜悯!好心人发怜悯!”这是一个带着脑积水孩子的妈妈,“好心人,让我先到水里。”一个瞎眼的老大妈到处走,“我瞎了四十年,好心人,让我先进去。”那么多的人: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这时以马内利来了,在他们中间行走。为什么他没有同情呢?如果他充满了爱心,为什么他不同情他们呢?人们,那是……

让我这样说,不是责备。让我带着仁慈、柔和的基督徒爱心这样说。人们把同情跟爱混淆了:不是他的同情,而是他的爱。可以用谜语说,但你们稍后会明白。瞧?同情和爱是彼此不同的。爱是一回事;同情则是另一回事。
48

但耶稣从那群人中间走过,所有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他从未对他们说一句话。呐,如果他充满了爱和同情,爱病人,为什么他不医治他们呢?因为他不是医治者。他说他不是医治者。

呐,他走向一个躺在小床上的人。我们在南方这么叫,放在那里的床,小床。这人可以走路,他说:“我正要下水时,就有人比我先下去。”他可能有前列腺炎或别的病,慢性糖尿病。嗯,他病了三十八年。
耶稣说:“你要痊愈吗?”
他说:“没有人把我放在水里。我正要下去,就有人比我先下去。”
耶稣说:“拿起你的褥子,回家去。”医治了那个人,走开,留下一大群人,那是事实吗?看看可爱、富有同情心的主耶稣。
49

呐,如果你们留意读经文,耶稣知道那个人,知道他在哪里,知道他的一切。呐,为了节省时间,一直往下读,19节。犹太人抓住这个人,他们质问耶稣。今天也许会说:“让我看他医治这人。我就相信。让我看这个一直残疾的妇人,让我看她起来行走。让我看这个瞎子……我就相信。”

那是对耶稣说话的同一个老魔鬼:“把这些石头变成食物,让我看你……我要……做一件神迹,让我看看。”瞧?“让我看看,我就相信你。”那是对耶稣说话的同一个老魔鬼:“下来。(也是宗教的魔鬼,你看到吗?)从十字架下来,我们就相信你。”拿一块布蒙他的头,说:“你说你看见异象。”拿一块布蒙他的头,用棍子打他的头,说:“谁打你?现在说预言,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他不给人扮小丑,从未开过口。他站在那里。神没有指示他任何事;他没有做任何事。
50

在那里,犹太人对他说,质问他这事。(《约翰福音》5章19节。)这人得医治了。其他的众人呢?听着,耶稣自己的话,快点。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绝绝对对),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对吗?《约翰福音》5章19节:“子看见父所做的事,也照样做。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

耶稣自己的话。我要……这个星期,当我们去别的地方的时候,我要向你们引述有关的经文。旧约一路下来,若没有异象,任何时候都没有人能坦然无惧走出去做任何事。因为那一直都是神。瞧?耶稣说:“父指给我看(我看见要做什么的异象),他指给我看什么,我就去做。(瞧?)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
51

看看拉撒路的复活,耶稣离开了那个家。他们打发人叫他,他却继续走。又打发人叫他,他还是继续走。过了多日,神在异象中显指给他看拉撒路要发生什么事。于是他说:“我们的朋友拉撒路睡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是为你们的缘故;因为你们一直想要让我对此做一件事,我不能做。神已经告诉我要做什么。但我要去叫醒他。”

留意他,留意他在拉撒路的坟墓那里。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瞧?他知道。神已经显给他看要做什么事。
52

呐,在他事工的开始……瞧,他不做什么事,除非先……多少人明白这点?耶稣自己说,他不做什么事,除非父先指给他看,对吗?他看见了。不只是启示,他还看见了。“子看见父所做的事,也照样做。”他什么……“我看见什么。”先见。总是……他是众先见的王,是众先知的王。“父指给看什么,我就做什么。父将做的事指给子看。”他要显给你们看比医治这糖尿病更大的事(不管是什么病),叫你们希奇。瞧?

呐,在他事工的开始,看看他。他站在那里。我们再看他一会儿;我久留你们了,但是瞧,再过一会儿,如果可以的话。
53

一个叫腓力的人悔改信主了(《路加福音》1章)。他去找到拿但业,悔改信主的一个很好迹象,是吗?他去寻找某个人,要他也得救。他在树底下找到了拿但业。

他说:“你来看我找到谁了,就是约瑟的儿子拿撒勒人耶稣。”
拿但业说:“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一个非常虔诚的宗教徒。
他说:“你来看。”
我们就说耶稣站在祷告队列中,正在为病人祷告。拿但业走上去,走上来。“我要看这个知道那么多东西的人是谁。”像那样走到耶稣跟前。
耶稣看着他,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这让他有点震惊。
“你怎么知道我呢?”他说:“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你知道今晚在哥伦布他们怎么说吗?“心理感应,巫士。”那就是他们说的话。是的。“哦,他被鬼附了。不要跟那个人闹着玩。”如果拿但业说同样的话,他今天在人们中间就不是不朽的。但他俯伏,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54

看看在井边的妇人。耶稣打发门徒离开。妇人出来井边打水。耶稣看着她。留意耶稣的接触方式。

他说:“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犹太人求撒玛利亚人那样的事是不合宜的。”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
妇人说:“哦,井又深,你又没有打水的器具。”谈话继续。耶稣在做什么呢?接触妇人的灵。接着他找出了妇人的问题在哪里。
他说:“去叫你丈夫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是的。你有五个。”
“嗯,”妇人说:“我看出你是先知。”她跑进城,兴奋极了,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嗯,他没有那样做,他只是告诉她所做的一件事。瞧?但如果他能告诉她一件事,他也能告诉她一切事。
55

呐,他没有宣称……瞧,他找到了妇人的问题。呐,如果……呐,他站在会众中,四处观看。他看出了他们的意念。耶稣是一个读心思的。哦,这令你们震惊吗?他是。如果有人能告诉我区别……这些魔鬼,没有一个坐在这里,带着旧的追踪器,读你的心思。那是魔鬼。只是……魔鬼的一切东西,都是复制神的。你不知道两个灵在末日如此相似吗?肯定的,魔鬼的一切东西都是赝品。

弟兄们,看看圣经的乌陵土明。如果先知说预言,没有在乌陵土明上闪烁,就不对。如果一个人做的梦没有在乌陵土明上闪烁,就是错的。今天,神的乌陵土明就是他的圣经。如果先知说什么事,或来告诉你一件事,或人做了一个梦,违背神的道,就忘掉它。它是不对的。圣经是神的乌陵土明,因为神的道是根基。瞧?
56

但巫士……呐,魔鬼去,找一个水晶球,他凝视水晶球,告诉你一部分,只是猜测你在讲什么,半数对,甚至不到半数对。那是魔鬼。

但耶稣看出他们的意念。呐,看出意念和读心思有什么差别呢?有人能告诉我差别吗?这个词有什么差别呢?是一样的事。神能看出你的意念或读你的心思吗?是哪个呢?瞧?
耶稣……圣经说耶稣看出他们的心思。他能说出他们在想什么(因为父会指示他)。有个妇人;耶稣经过人群,从未看见她。不知怎么的,妇人借着摸他接触了他。他的身体从未感觉到。但妇人心里说:“我若能摸到他的衣裳……”耶稣站住,一件事发生了。耶稣四处观看,说:“谁摸我?”一件事在发生。耶稣看着她,说:“你的信心救了你。”瞧?
57

呐,耶稣今晚活着。瞧,“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对吗?“还有不多的时候,(我要结束了。)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世人就是不信者。“你们却看见我,”呐,你们想要说神迹只是给从前那些人的,耶稣只是对门徒说吗?“你们(教会)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那些门徒两千年前就死了。但门徒仍然继续活着。“我(人称代词)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复活的主耶稣),直到世界的末了。”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是的,先生。

“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我现在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更多,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对吗?如果耶稣从死里复活了,活在他的教会里,他的生命必在人类里面重现,证明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58

呐,在这个晚上的聚会上,我挑战这小群基督徒信徒全心相信。如果耶稣基督来到这台上,今晚在这群会众中重现他的生命,我要问你们一件事。

我知道你们一直在禁食。你们很多人一直在祷告。故此,你们……今晚这里有这样美好的灵。它正在堆积,因为我能感到圣灵运行。
呐,我……正如我告诉你们的,我不是狂热者。我讲真理。一个守信的人会讲真理。朋友们,我有将近一千万我在全世界接触的人,我到过全世界。我必须留意我说的话。我不愿因任何事给耶稣基督带来羞辱。我讲真理,神见证它是真理。如果我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有权利不相信我;但当神见证那是真理时,你就不应该不相信神,对吗?你不应该。主祝福你们。
59

今晚我要你们……(会众中的每个人)不要走动。要敬畏。你们在教会里。只要坐下。对不起,我像这样断断续续讲一个信息,但我必须把它塞进来,举行今晚的医治聚会。

呐,我们要开始为病人祷告。我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今晚必来,使我所讲的这些事成就。“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因为我要来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愿神今晚在这群哥伦布的会众面前应允,耶稣基督,他这个人今晚进入这群人里面,彰显,使每个信徒确信他从死里复活了,他不是死的,他是活的。他今晚在我们中间,彰显自己。神祝福你们,我们低头。
60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们想要为你可爱的仁慈,差遣耶稣给我们而从内心深处感谢你。神啊,想到我们这些可怜、与神隔绝的外邦人,曾经被剪除,没有怜悯……两千年前,我们盎格鲁撒克逊人肩膀上扛着棍棒到处走,是拜偶像和四足野兽与鸟儿的异教徒。到了时候,耶稣死了,无罪的代替有罪的,将我们赎回到神那里。

今晚,我们与他如此亲密,甚至被称为神的儿女。末了我们将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我们必有像他一样的身体,因为我们必得见他的真体。
仁慈的天父,今晚我祈求你接过这些断断续续的话语,我站在这里,疲惫不堪等等。今晚我没指望有这样的聚会。但是神啊,我祈求你践踏敌人,来恩膏你无用、不配的仆人,使你亲爱的子民即你宝血所赎买的得以确实地知道,你亲爱的儿子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了,以圣灵的形式活在我们中间。主啊,请应允,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61

我几乎不知道怎么在这里开始一场聚会。(比利·保罗在哪里?你发了什么祷告卡?在哪里?)好的。他们刚才在这里发了一些祷告卡,大约一百张,类似这样。那是一张大约像这样的小卡片。一面有我的照片,背面有一个号码。上面有P,如果我们……当我们去到别的地方,哦,我们每天都会发卡片给你们。

但你不需要祷告卡得医治。你需要的唯一东西是相信我已经告诉你们的话,那是真理。瞧?呐,我已经讲道,我祈求现在神来讲道。让他做这事。(司琴在吗?好的,姐妹。)
62

呐,我想要问这事。如果圣灵来重现复活的主耶稣,就像他当时一样,你们今晚在这里的每个人会感激神,为此感谢神吗?神祝福你们。

呐,对于病人和痛苦的人,愿神与你同在,不管你在哪里。我没有看到一个看上去残疾或生病的人,但你一定在这里。呐,我要对你说,也许在……它是半意识的。再讲一句话,让我能使它靠近你们。
这里有多少人做过梦?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有一半多人。哦,大概是。大约三分之一的人从未做过梦。哦,如果我请你给我做一个梦,怎么样呢?你做不到。你没法那样做。
63

瞧,让我告诉你。这是第一……你做梦的时候,在做什么呢?它是潜意识。你们都同意吗?瞧。这是一个在第一意识的人。这是在第二意识的人,他的潜意识。呐,当这个意识不活跃时,那个意识就活跃了。

你们做梦。你们很多人都做梦。你几年前做了梦,今晚你仍然记得你几年前做的那些梦,对吗?哦,你的那部分在哪里呢?如果你仍记得它。当你回到这里,你记得你梦见了什么。当你做梦时,你梦见你在这里做的事。那是双重意识。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说:“哦,伯兰罕弟兄,我有信心了。”那是这个第一意识。让它下到这个意识一次,当两个意识合在一起时,看发生什么事。瞧?好的。
但它在这上面时,是知识的信心。但当它下到这里时,两个意识在那里互相认同,它就成了实际。瞧?这时它们都认同了。但当这个……有些人不做梦,你们在这里不做梦的人,你们是睡得非常香甜的人,是吗?你的潜意识在后面的墙上。你永远不会到那里。
64

但这个做梦的人,他是情不自禁地做梦。有时候神在梦里跟人打交道。如果有一个解梦的,除非有一个解梦的,否则就不太准确。在约瑟等人身上就是这样。还有尼布甲尼撒王,圣经的很多地方。

但是瞧。这人无能为力,因为他不做梦。这人也无能为力,因为他做梦。神就是这样造你的,对吗?但一个先见或先知,正如我们说的,先知是个传道人。或者先见,他的潜意识不在后面,也不在这里,而是在这儿。它们两个在一起。不做梦的人睡得相当香甜,做梦的睡得不怎么香甜,先见根本没有睡。只是从这个意识去到那个意识。神借着这个说话。明白我的意思吗?
65

呐,你不能让自己怎么样。这并不使你超过其他任何人。一个是基督徒;这个是基督徒;那个也是基督徒。他们每个都是神的儿子。瞧?但神就是这样设立我们做那些事的。主祝福你们。

(你说有多少?一百?)好的。我们一次不能叫太多。我们必须几个几个地叫。现在看看你的祷告卡。我们开始……我们现在从50叫起,开始叫。谁有P50号祷告卡?请举手。P50,查看你们的祷告卡。好的,他在这里吗?也许走出去了。P51,谁有51?51?你吗,女士?请过来。P52,谁有52?你过来,如果可以,请排在她后面。谁有P53,请举手,P53?好的。54,谁有54、54号祷告卡?在这里,好的,女士。55,谁有55?P55,在这里是吗,先生?好的。56?好的,女士。57、57?[原注:磁带空白。]
66

我儿子和科利特牧师是我看到并认识的唯一的人。但你知道耶稣基督认识你们每个人。你们底下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没有祷告卡,然而你说:“主啊,我要你今晚医治我。”我要你举手。很好。到处都有,你几乎说不出哪个是哪个。我要这样做。这些有祷告卡站在这里的人……你们在底下全心祷告,说:“主啊,我相信你会医治我。”留意同样的主耶稣能告诉摸他衣裳穗子的妇人,留意他转过身跟你说话。瞧?你相信他是一样的吗?[原注:磁带空白。]

67

妇人的手指摸到了耶稣。耶稣会不会同样转过身来?他以人的样式转过身。但他仍是……那是主耶稣。我不认识你。你知道这点。但主认识你,对吧?好的。如果可以,请司琴弹奏“与我同住”,好吗,姐妹?你那里有这首歌吗?

呐,我要大家都敬畏。记住,在会堂任何地方……我必须这样说。这是大多数州的法律,因为一直都有一些可怕的事发生。如果有批评者或不信者在场,我对发生的事不负责任。批评者或不信者,你现在应该离开会堂,瞧?因为我确实不负责任;我们不是在玩教会游戏。
68

事实上,污秽的灵、癫痫鬼出去,它们去到其他人那里。我对基督徒负责任,因为他是信徒。但是不信者,你知道。你们很多人……多少人参加过我的聚会,看到那些事发生?当那些鬼反对时,我甚至看到椅子上升。一次有二、三十个得癫痫的人倒在地板上,口吐泡沫。

所以,你必须得谨慎。因着州法律的缘故,我必须做出宣告。我对批评者或不信者不负责任。如果你在这里,作为你的基督徒弟兄,我请你现在不要留在会堂里。
69

呐,当这首可爱的歌轻轻地弹奏时,愿我们都安静地进入祷告中。每隔几分钟,有人让我知道。呐,这会相当难,因为,瞧,在台上,你们以前参加过我聚会的,知道一切都清清楚楚,对吗?但也许有病人坐在这里,他们像这样在四处。这时有灵到处运行,瞧?愿神帮助我知道如何使事情正确。瞧?因为它从两边来。

通常我不……除了我的经理巴克斯特先生,没有人在台上。他是唯一来到台上的人。但现在,我们不能在这个教会这么做。对你们会众……呐,如果主耶稣在这里重现他的生命,你们有多少人愿意接受他作医治者?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我要,我要接受他作医治者。”如果他在这里做他说他要做的事,你们会相信他吗?好的。主祝福。
70

好的,我们看看。(生病的人在哪里,他们就在……什么?在这里?这女士?好的。)现在,大家尽可能保持敬畏。如果可以,就站在这里。好的。请大家……瞧,如果圣灵恩膏我,几个病人之后,我就……我就变得没有意识了,你明白吗?你进入另一个意识,另一个空间,如果你想这样叫它的话。看到过去的事和将来的事,瞧?

我要你们敬畏和尊重我向你们代表的主耶稣、你们的救主。对于你们在这里的基督徒,我肯定你们明白我想要做的事。我到处走动就是要向会众代表耶稣基督。
现在不要走动,只要敬畏。姐妹,非常感谢你。
71

呐,这里的女士,当然,我想要跟她谈一会儿。我只想你回答我,就像我们的主站在井边,叫那妇人。我有几分认为他那样做,是在接触妇人的灵。

我是一个男人;你是一个妇人。我们出生也许相隔几年,在相隔几英里的地方长大,也许这是我们一生第一次见面。对吗?我们一生第一次相见。我对你一无所知,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神知道这是真的。但我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
但是耶稣是我们的救主,他知道你和我。呐,如果你是他的女儿,有需要,我是他的儿子,被差遣做一件事,像传福音或者……我算不上是……
72

[原注:磁带空白。]……医院,那是在一个房间里,是一次手术。有是一次手术。那手术是某种肿瘤。他们……他们用了某种医疗,好像……那是激光,激光治疗。它引起了……现在你肾脏患病,其中一颗肾脏患病。那些是事实吗?如果是事实,若是事实,请你举手好吗?你听到了,那不是我。那是我的声音,但那是主在跟你说话。明白我的意思吗?会众,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他在这里。他在这里要医治全体会众。瞧?

我要为你祷告。仁慈、可爱的天父,让你的怜悯降在我们的姐妹身上,愿她去,不管她的需要是什么,愿蒙应允。你说过:“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当你可称颂、膏抹的灵在你无用的仆人身上时,我谴责她身上的疾病,打发她回家,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高兴欢喜地去吧。全心相信。
73

好的,带你的人过来。哦,是这个男的吗?你好吗,先生?也许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你在康纳斯维尔看见我。但我是指在那里彼此见面。好的。我们彼此是陌生人,哦,我现在看出你是个基督徒,因为你的灵感到欢迎。瞧?我知道你里面是一个基督徒的灵。神知道你的一切。对不对?

你全心相信吗?只要有信心;不要疑惑。现在,你们底下的每个人,刚才有人连上了。它离开我了。
你相信神必医治你的疝气吗?你相信吗?那就站起来,说:“我现在接受我的医治,奉主耶稣的名。”神祝福你。
要有信心。今晚同一位复活的主耶稣活着。
74

我想我们是陌生人,但你知道一件事正在发生。那是主的同在。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你有……你的病是在耳朵里。你……首要的事是你紧张,相当紧张、不安。那是你的性情。你几乎一生都是那样的性情。但你来这里是为了另一个目的。你来我这里,让我为属灵的事按手在你身上,对不对?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但你现在不能隐藏你的生命。你在主的同在中。是的。我听见有人……[原注:磁带空白。]

你的名字是唐,你的姓是艾伦吗?对吗?你不是本城人;你来自哈密尔顿。对吗?你的门牌号是1111吗?对不对?回去,你会得着你所求的。奉主的名。
好的。现在大家都有信心;全心相信。你没有权利怀疑神。但如果我讲的是真理,神就见证我讲的是真理。瞧?他就是这样做的。
75

好的。我们是……呐,大家保持敬畏。我没有忘乎所以,我知道自己在哪里。当然,它使你虚弱。先知但以理看到一个异象,头痛了多日。

我想我们是陌生人,对吧,女士?我们互不认识。但神知道我们俩,对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见或仆人吗?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我是他的仆人吗?哦,不,就今晚。哦,神祝福你。我看到周围变黑了。不,那是一次手术。你脖子上有个肿瘤。那手术安排在明天,对不对?
神啊,愿你的怜悯临到我们的姐妹,愿她恢复,痊愈,正常,为了神的荣耀。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现在欢喜地去,感谢神。照你所信的,为你成就了。神祝福你。
76

你想要胆囊炎好起来,痊愈吗?你相信神会做这事吗?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就能得着你所求的。如果你相信,就只要接受。

你相信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但神知道你的一切,是对吗?他知道我。你晓得一件事正在发生,是吗,女士?呐,为了让会众知道。你所在的地方周围有相当奇怪的感觉。是那火柱。那是……我希望会众看到。你看到吗?但你所感觉到的东西就是那个。瞧?它在那里,正在接触你。
我看到某种房间,是白色的,是个……哦,你做过手术。你的手术……他们做了一件事,引起了肠道病,对不对?他们在那里犯了一个错误。但神在这里纠正它。你相信吗?
主耶稣,我……撒但,你以为你能向医生隐藏,但你不能向神隐藏。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要求你出来,阿们!我的姐妹,去吧,愿神与你同去,祝福你。
77

要有信心;相信。耶稣说:“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有头痛,是吗?头痛相当久了?你坐在那里祷告,我转过身,跟你说话。我不是读你的心思,是的。在你离家前,你祷告了同样的事,是不是?现在我要你穿着红外套站起来,站起来。那是偏头痛。现在它离开你了;你可以回家,痊愈了。
你好?现在要敬畏。要有信心。不要疑惑。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神知道我们俩。我不认识你,但神认识。我们只是两个在地上相遇的人,我们的道路在这条路上交叉。但神知道我们的一切。他能供应我们所需要的一切,只要我们相信他的儿子耶稣基督,接受他。对吗?你是个基督徒。我只想要看你有什么样的灵。没错。有时候撒但试图放一样东西在你身上,所以我要在灵里试验。
78

好的。你相信。呐,我看到你……你有某个……你坐在床上,一直坐着。哦,你睡不着。你紧张,对不对?神经问题,你晚上睡不着。那是个……你不是本地人。我看到你经过某种地方,他们在那里检查你什么的。那是个……哦,是入境。你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温莎市。对吗?你是个传福音的,一位传道人。对不对?你的首字母是J.W,你的名字是普赖斯·里德,J.W.里德。我看到它在你拿的行李箱标签上,看到你拿起你的行李箱。瞧?哦,你现在会回家,痊愈。来。

可爱的天父,仇敌已经把这定罪带给了这男人,我祈求这定罪离开他。撒但,放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弟兄。现在回到你来自的地方,欢喜,痊愈,因为神现在与你同在,他会使你痊愈。
79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你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姐妹,你现在必须相信,因为你晓得你的情况。你有癌症,你活不久了,除非神触摸你,对不对?到这里来,我的姐妹。

仁慈的天父,让你的怜悯显在这妇人身上。愿她今晚离开这里,正常,好了。我和这教会以及这些相信的人一同谴责仇敌。奉耶稣基督的名,愿病离开她,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现在欢喜快乐地去,感谢神。只要相信病离开你了,但它出去后,又会回来。你只要说:“主啊,感谢你。”只要继续欢喜,它就不会再回来,(你明白吗?)你将赞美归给神。
80

好的。过来,先生。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刚才坐在底下,当我说话时,你相信我所说的话。对吗?哦,你坐在底下,心脏病离开你了。现在你可以回到后面去,相信。神祝福你。

先生,你全心相信吗?我们彼此是陌生人,但耶稣基督知道我们俩。呐,我看到你离我而去。是的,你有胃病。那是胃溃疡,是由紧张引起的消化性胃病,引起了紧张……搞坏了前列腺,因为你晚上起来,类似这样。是不是真的?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出去,吃晚饭、吃汉堡,回家去;忘掉它。你会好的,奉耶稣基督的名。愿神使他痊愈。
81

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女士?如果我能医治你,我就会医治你。但我不能。如果我是神的仆人,你的生命无法隐藏。对不对?你晓得你是在你弟兄之外的某个东西的同在中,对吗?那是主的同在。你有一段艰难的时光,是吗,女士?我看到生活对你来说不是安逸的花床。你一生总是有点紧张不安的情况。特别是当你是学生的时候,就因它有很多的问题。是真的。穿一点……但现在,你患有胃病。就是这个,对不对?还有妇科病等等?过来一下。

全能的神,愿你的祝福降在这妇人身上。愿她回家去,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仇敌,阿们!
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全心相信地去,欢喜,为你的医治感谢神。
82

好的。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世上最可怕的病,心脏病。那是一颗紧张的心。你经常生病,我注意到当你躺下时,几乎要窒息。导致这个的是,当你吃饭时,气体跑到心脏,就是这个导致的。那是一颗紧张的心脏,不是某种的……但你会好的。我看到你周围变亮了。神祝福你,姐妹。

父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我的姐妹,愿她活着。阿们!神祝福你,姐妹。去吧,全心相信。
你也有心脏病。当你……有东西临到你,当你……那是你得医治的时候。去说:“赞美主!”
肾病一直搅扰你吗?你会相信你坐在那里时神就医治了你吗?只要走下讲台,说:“主耶稣,感谢你,”你必痊愈。
83

让我们说:“赞美主!”你们相信吗?我们的主耶稣在这里做的事,他也能在底下做。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你们相信吗?现在要同心合意。此时,圣灵能医治这里的每个人,使你们每个人健全好了。

好的,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如果神让我知道你的病是什么,就像主在井边对妇人说的:“去叫你丈夫来。”那是她的问题。如果主告诉我……(你看到异象使我太虚弱了。)你相信吗?有肾病,对吗?你过去有,现在没有了。回家去,你的信心救了你。奉耶稣基督的名。
关节炎等等搅扰你很久了,是吗,女士?你相信你现在会痊愈吗?愿你得着,姐妹。去,全心相信,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
84

这里的每个人此时都可以痊愈,只要你们相信。朋友们,神知道万事,是吗?没有任何事向神隐藏。在世界还没有开始时,他就知道万事。他现在也知道万事。

哦。巴不得你们能看到什么正在这会堂里横扫。主耶稣基督复活的荣耀多么……我现在知道他;我知道他在这里。因此,一切都顺从他。没有什么是神不能运行和做的;万事都准备……
你要来吗?你相信吗?你相信你坐在那里时就得了医治吗?生活中有一些事是你想要放弃的,是吗?现在你去放弃它们,就必痊愈。神祝福你。奉耶稣基督的名。
让我们说:“赞美主!”哦,他此时能对这群会众做何等的事啊!你可能……你没有权利怀疑我此时告诉你们的话。它就像一道坚固的堤岸在这群会众上面,就像圣灵在会众里面运行。你们愿意相信我吗?如果相信,请说“阿们”。
85

我要你们互相按手在对方身上,我要告诉你们神此时要对病人和痛苦的人所做的事。我不管你病得多重,多么糟糕。我要你们此时相信神会做这事。如果神在台上能谴责每个人的疾病,他也能谴责整群人的疾病。现在我要你们相信。会堂的每个人都得医治了。耶稣基督一千九百年前就做了这事。你们在这里要接受。只有一件事拦阻你得到它,就是那个疑惑的想法。所以,我要斥责那个想法。

主神啊,我谴责挂在这群会众头上的那个疑惑的魔鬼。奉耶稣基督的名,撒但,从人们身上出来,从那里出来,我谴责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