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217 耶稣仗着道的权柄

1

谢谢你,布鲁尔弟兄。大家请坐。今晚能来到这里,这的确是一个极大的荣幸,来服侍主,为生病和受痛苦的人祷告,奉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基督的名传道,他爱我们,舍弃自己的生命,好让我们这些不配的人在那将要来到的时代,有分于他的恩典和团契。愿他的祝福和威严的同在以他的存在恩膏我们每个人,愿我们离开会堂之前,它不离开任何人,因为主要得荣耀。

我们总是……也许医治聚会常常使我有一点紧张,但不完全是你们所想的那种紧张的样式;指的是在我身上运行,服侍病人的方式。
2

通常,属灵的人都被当作是稀奇古怪的。我们想一想世界上出现过的伟大诗人,比如像司提反·福斯特。他被当作是神经过敏者。他给美国创作了一些最好的民歌:“故乡的亲人”、“斯旺尼河”。可是灵感离开他之后,他会出去醉酒。最后他叫来一个仆人,拿剃刀自杀了。后来,威廉·考珀,他写下了这首著名的老歌:

有一血泉,血流盈满,流自以马内利,
罪人只要投身此泉,立去全身罪迹。
这个著名的人,威廉·考珀,最近,在伦敦,我站在他的墓前。他得到灵感写了那首歌之后,当他从灵感里出来时,就想要找一条河自杀。
3

当你在天上时,还不糟糕;或者说当你在地下时,还不错。但关键是在两个时间当中,你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你说:“哦,那是写诗歌的人。”哦,众先知,约拿,我们昨晚讲到过他,神给了他一个信息,去吩咐一座跟这儿的圣路易斯这么大的城市悔改。先知走遍大街小巷,向一百万不识字的人传讲信息,其中一些人都不知道分辨左右手。但他们悔改到一个地步,甚至给动物披麻蒙灰。

后来他坐在一棵小蓖麻树下。当灵感离开他之后,他祈求神取去他的性命。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不明白。
4

古时的大先知以利亚,耶和华的伟大见证人,他去到迦密山,在巴力面前呼叫以色列人,要看看哪个是神,他说:“若巴力是神,就事奉巴力。若神是神,就事奉他。”

当神用灵感恩膏他时,赐给他异象,告诉他如何行事……他出去,召来巴力的众先知,让他们献上祭物。他们呼叫,扎自己,却没有神响应。以利亚杀了一只公牛,放在磐石祭坛上,说:“主啊,求你显明你是神,我是你的仆人,并且我是奉你的命行这一切事。”那表明了主已经指示他要做什么。
当他做完了主显给他看的异象时,神的火就从天上降下来,烧灭了祭物。已经三年零六个月没有下雨了。他闭塞了天,因为主那样吩咐他。他告诉过王:他若不祷告,必不下雨,甚至露水也不会降下。后来他出去,坐下,又祷告,云就涌上来。全地都下了雨。
当灵感一离开他,因一个妇人的威胁他就跑到了旷野,流浪了四十个昼夜。神发现他在外面流浪,不知道他是不是发狂了,他爬进了某处的洞里。神呼叫他。
5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还可以提到其他人。但是人们,基督信仰和他们今天信仰基督的方式是如此肤浅。难怪不信者很难明白该如何相信基督信仰。因为那只不过是个形式。但基督信仰在能力上是真实的。如果它只是仪式,那其它任何仪式都可以取代它。

我丝毫不反对会所,但共济会,共济会或其它任何会所都一样好,如果只是仪式的话。它就像教会一样,有其好坏。但基督信仰是一个活的生命在人类里面;那是神的儿子复活的证据,他是神与我们同在。
6

呐,我们要从神的圣经中读一部分经文,就对你们讲一会。然后,我们要投入到为病人祷告中去。这些聚会,有时候我无法进入讲道中。

若主愿意,星期五晚上,我想举行一场宣教士聚会。我的心为宣教团而激动。我要告诉你们我是如何看到在五分钟里为耶稣基督赢得三万五千个土著异教徒,他们在会上把偶像摔在地上,走上来,接受耶稣作个人的救主:回教徒、印度教徒……
我非常渴望去耶路撒冷。佩特罗斯弟兄来自瑞典的斯特哥尔摩教会—非拉铁非教会,那是瑞典最大的教会。他们正在带领犹太人从也门等地上来。你们都在报纸上注意到了那些图片。那是外邦时代结束的一个非常完美的迹象。现在神要转回到犹太人那里了。外邦教会要被封印带走,结束了,出去。
7

那些犹太人甚至从不知道或从未听过耶稣曾出现在这地上。他们拿到了新约,开始读,看耶稣是什么样的:他在地上时是怎么行神迹的。他没有宣称要成为什么伟人;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他只是说:“若不是父指示我,我就不能做什么。”他说:“父显给我看一个异象,我就去做他告诉我要做的事。”

他们说:“基督徒说他从死里复活了,并应许说,他所做的事,基督徒也要做。”犹太人说:“让我看到那事发生,我就相信。让我们看他行先知的迹象,我们就接受他是弥赛亚。”
8

“犹太人求神迹,希腊人求智慧。”你知道这是经文。哦,我想聚集好几千人,他们现在聚集了(或要在巴勒斯坦聚集),举行聚会。我相信要以跟经文一样的方式向犹太人显明耶和华神彰显在肉身里。那不是三位神;是同一位神在肉身里彰显,三个时期。就是这个把他绊倒了。但当他看到那成为了一个事实时,他就会接受。

9

不久前,瞎眼了二十年的约翰·雷恩,他是个罗马天主教徒,坐在街上乞讨,卖铅笔,对不起,是卖报,在靠近印第安纳州的福特维恩。当他得了医治时,我受到了一位拉比的接见。

他对我说:“你如何开了约翰·雷恩的眼睛?”
我说:“我没有打开它们。”我说:“是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打开了他的眼睛。”
他说:“荒谬。他不是神的儿子,他不是基督。”
我说:“拉比,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他说:“哦,”他说出了理由,说:“他不是……弥赛亚要在能力中临到。”
我说:“你是在看他的再来,先生。同样的经文说到了他的第一次到来,蒙蔽了犹太人,直到时间完结。”
他说:“你们外邦人不能把神切成三块再卖给犹太人。”
我说:“那是一个在改教中没有得到理清的错误。神没有被切成三块。”
他说:“你们都讲不通。你们说’父神’、’子神’和’我们的神’。哦,哪一个才是你们的神呢?”
我说:“只有一位神。”
“但那怎么可能呢?如果父神是一位,子神是另一位,还有圣灵神。那你们就该说我们的众神。这就使你们成了异教徒。”
我说:“不错,先生。但不是那样的。”我说:“耶和华神在火柱中带领着以色列人,后来在肉身中彰显,为要除掉罪恶,后来又以圣灵的样式来到。那是三个时期。那就是他们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原因。”我说:“因为神的三个时期是同一位神。我们只有一位神。”泪水开始顺着他的胡子流下来,他转过身,走开了。我说:“等一下。你刚才告诉了我一件事。”
他说:“以后某个时候我要听你讲。”
我说:“我想现在听你讲。因为我知道你相信耶稣是弥赛亚。”他不肯回答,转过身,进去了。但他们的时间近了。
10

我要在这里从圣经里读《路加福音》7章。

1耶稣对百姓讲完了这一切的话,就进了迦百农。2有一个百夫长所宝贵的仆人,害病快要死了。3百夫长风闻耶稣的事,就托犹太人的几个长老,去求耶稣来救他的仆人。4他们到了耶稣那里,就切切地求他说:“你给他行这事,是他所配得的;5因为他爱我们的百姓,给我们建造会堂。”6耶稣就和他们同去。离那家不远,百夫长托几个朋友去见耶稣,对他说:“主啊,不要劳动;因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7我也自以为不配去见你,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 8因为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对这个说:’去!’他就去。对那个说:’来!’他就来;对我的仆人说:’你做这事!’他就去做。”9耶稣听见这话,就希奇他,转身对跟随的众人说:“我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10那托来的人回到百夫长家里,看见仆人已经好了。
11

我们低头,来跟这道的作者说说话。我们最仁慈的天父,我们感谢你差遣你的爱子耶稣基督给我们,那时我们远离神,是世上被剪除的外邦人,没有怜悯,没有神。到了日期,基督为我们众人死了,把万国即神所创造的民作为一个整体联系到了一起。

今天,无论为奴的、自主的,或男或女,在基督耶稣里都是一了。最终结局如何,还未显明,但我们知道我们必有一个像他一样的身体,因为我们必得见他的真体。我们为此而感谢你。
12

仁慈的父啊,今晚你会再次以你的同在祝福我们吗?你会进到这群人中间吗?愿各人心里的百叶窗都被拉下来,脱离任何的怀疑和不信;愿今晚圣灵得着正确的路,在这里每个人的生命和心里居首位,好让我们离开的时候,说我们的心因主的同在而火热。主啊,求你应允。

主啊,今晚若有任何不信的、没得救的,求你拯救那些人。求你应允。愿有件事以某个方式成就,使人知道你在这里。给讲的嘴唇和听的心行割礼。父啊,求你今晚医治病人。
13

我们读到,当你在地上时,你所行的事,你将一切的荣耀都归给了父神。我们感谢你。你说过:“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今晚我们藉着领养成了神的儿子。这些事不是我们做的,乃是住在我们里面的父做的,他做的这些事。是他救我们脱离罪恶,不是我们自己。是他医治我们,不是我们自己;乃是他藉着恩典医治我们。我们为此而感谢你。现在我们祈求你说话,愿我们聆听。我们奉你爱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14

“耶稣仗着道的权柄。”如果你们能专心致志的话,我就用这个题目来讲一会儿。我希望能花一点点时间,趁着人群还不太大。当我们开始满了人时,你们就可以告诉其他的人。聚会期间总要保持敬畏,特别是在医治聚会进行的时候。要敞开心来,敞开思想。只要说:“呐,主啊,我在这里学习;请你来教导我。”瞧?圣灵就必教导你。

如果你来是带着一种讽刺批评的话,你期待看到什么,那你就会看到那个。如果你上来,期待得到的是失望的话,那就会成为那样。你总是会得到你所期望的。如果你来是要得着,你就会期望得着,你也必会得着你所期望得着的东西。神总会那样做的。他是……他是……他持守着自己的话。
呐,可能我说到的一些话,跟你们所信仰的教导有点不一样。你可能是天主教徒,或可能是某个教的,别的宗教,或某个不信神的医治的新教。无论是什么话,你都照着话语的本意去看待它;要从神道的立场来看待它。
15

呐,我们要讲一会儿“神道的权柄”。呐,神的一切话都是书写下来的、宣誓过的权柄。接受这道作为绝无错谬的真理,是信徒的绝对权利,因为它是神的道。主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它必须在合适的时刻才会应验。

呐,许多时候……基督徒们,有时候甚至是传道的弟兄们,许多时候在这道上有一些混乱。我又是什么人,能说谁错了呢?因为我跟你们其他人一起,应该坐着听神职人员讲,而不在站在他们前面。
16

但是我的弟兄们,神的道……有时候人们说:“哦,道这样说。让我们完全照着圣经所说的来接受它。”那是……哦,是的。但那道必须落在某块地里,不然它就不会生长。瞧?

我听到人们得救了。他们说:“现在我是个基督徒。主说我奉他的名无论求什么,都必得到。我要求这个。”呐,也许那不是正确的土地。瞧?你不能拿仙人掌种在泥土里。你把仙人掌种在很肥沃的土壤里,它必会死掉的。仙人掌生长在沙里。你拿松树种在亚利桑那州仙人掌生长的沙里,它也会死掉,因为那里没有足够的水份;然而它们俩都是长在土壤里。必须是正确的话在正确的地方,事情才会发生。
呐,我给成千上万人祷告过,为人们祷告都是同一个模式。当然,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直到主显给我看会发生什么事。这时我就有了主如此说。然后主给他的道带来证实,我就清楚地知道他会做什么。当他告诉我他要做什么时,那就会制造出一个完全的信心。
17

如果你注意耶稣,他只在神允许他的时候才使用那些东西。记得昨晚的功课吗?他说:“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不管父做什么,都显给子看。“父做事,我也做事。”换句话说,神的道在基督里彰显出什么,那就是神显给他做的事。

任何时代、任何时候的先知、任何属灵的人,总是完全一样的。所以你不能冒然得出结论,说:“神的道这样说,我要接受它,这样做。”你不能那样做。它还没有正确地落下。但当圣灵临到,使那道具体化,显给你看要做什么,那你就可以去做了,因为那不是你做的。这是神书写的道,是救恩的计划。但我们必须谨慎我们如何去处理它。
18

比如,许多时候人们走进队列里,我为他们祷告。我从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只是为他们祷告。祷告里面有能力。祷告甚至会改变神的话。(这有点震惊,是吗?)但它却是真理。主的道……你愿意相信先知吗?

主的道临到以赛亚,他去告诉希西家说他下不了床,会死。希西家就转脸朝墙,痛哭,说:“主啊,我求你。我存完全的心行在你面前。”他渴望再活十五年,先知还没有离去,主的道就又临到先知,说:“去告诉他:我听了他的祷告,他三天内要下床。”祷告改变事情。
19

许多时候,我看到有人病得快死了,他们站的地方周围都变暗了。我知道那是死亡的宣告。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我只能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他们。我只是为他们祷告,让他们走过去,说:“主赐福你。”或者,“愿主耶稣医治你。”

在南非德班,一个女士穿过讲台走过来,看上去健康,像是建筑物里最健康的妇人。有十万人聚在那里。妇人上来,正常、健康。她站在那里,我说,我看着她,说:“我看出你是个基督徒。”
她说:“是的。”
接着我又注意到,我看到她去教会,还有跟她在一起的一群人。我说:“这是你所属的教会。”
她说:“是的。”
我向后面看,看见了她,她周围变得相当暗。我开始说:“哦,她唯一的毛病就是卵巢上有一个囊肿。”她去看过医生。我说:“你丈夫穿灰色西装,有黑胡须。几天前你接受医生检查时,他在厅里等候,医生是个戴眼镜、灰头发的男人。”
她说:“是的。”
我说:“他说你卵巢上有个囊肿。”
她说:“是的。”
“他说囊肿应该切除。”
“是的。”
“他想要用镭把它烧掉。”
她说:“是的。”她周围继续变暗。我开始说:“呐,愿主赐福你,医治你,我的姐妹。”让她走下讲台。接着我看见一支殡葬队伍走来,把她抬走。我知道我最好告诉她。那时生命就结束了。
我说:“女士,你是个看起来强壮的妇人,只有很小的毛病。但你要做好死的准备,因为你只能活很短的时间了。”
她说:“先生?”
我说:“是的,姐妹。做好去见神的准备。预备好。”
她走下讲台,坐下,看着她丈夫,说:“你对这事了解得怎么样呢?”便倒下死在那里了。人们把她抬出去。当然,什么事都不能做了。我看到殡葬队伍走过来。神说的是真理。
20

呐,这是神的真理;那是真理。任何与之相违背的都不是真理。但救恩计划是给列国、给万民的。对个人,有时候,当神这样赐下他的道,传道人传讲它之后……神赐给教会使徒、先知、说方言的恩赐、翻方言的恩赐;那都是为了造就或保持教会清洁,把教会带到一起,分别出来。

最近在新阿尔巴尼的卫理公会教会(这人可能现在就坐在这里),我去非洲之前……我刚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次旅行中回来。只是让你们可以……瞧?那天晚上走进加利福尼亚州的会堂,走进我们举行聚会的地方,有几千人。
21

看台上大约像这样放着二、三十张轮椅、褥子、担架等等。我的弟弟,你明白,在这些聚会上,我必须让自己远离人们。因为有那恩膏,你一跟人讲话,就能接触到他们的灵,瞧?当你那样做时,你就明白。

所以我呆在房间里,有两个人一直呆在门口。那天晚上他们来接我。我下去会堂,只记得刚走进去。我站在台阶旁,其中一位经理巴克斯特先生,他们开始唱“只要相信”,我走到会众面前。我这样朝这边看,一直有几个晚上,我变得相当虚弱。聚会自始至终越来越有能力。当然,你也更加进入到圣灵中。
22

我像这样观看,看见一个小男孩在干草堆上玩,就在我面前。他从干草堆上摔下来,后背撞到一个模样粗糙的大架子,他的背撞到了架子上。我看到一个男人把他抱起来。我就开始说;那就在我前面,好像你们每晚看到发生的事。它说出了过去所发生的事。

我看到一位医生检查他,看到是个什么样的医生。我说:“我看到他在地板上钻洞,把床放好。他甚至无法忍受人走在地板上。呐,他们把他放在床上。他们把他转过来,或把他抬到这张床上。但他成了一个大人物。”我说:“呐,他成了一个大人物,坐在长椅什么的旁边。他们有一把椅子,让他坐在里面。人们对他的演讲鼓掌。”异象离开了我。
23

我看着。异象又来了,他们抬他下飞机,出现了一张轮椅。他们走进会堂,它开始来了……光降下来,把它从其它的轮椅中找出来。我说:“就是这个老先生。”大约有这会堂的距离两倍远。我说:“就是这个老人。”

他正在哭泣,我继续下去,告诉我的弟弟叫祷告队列。我们开始让他们排队,接下来的事发生了,嗯,他们有一个延长的麦克风,巴克斯特先生说:“伯兰罕弟兄,你所讲的那个老人就是美国的议员,是威廉·阿普肖。”
我说:“我不知道他是谁。”
他说:“他想要通过这个麦克风跟你说话。”
他说:“孩子,你怎么知道我小的时候摔倒、伤着了自己呢?”
我说:“先生,我无法告诉你。我一生从未听到过你。对不起。”
他说:“哦,我担任过南方浸信会大会的主席。戴维斯博士,那位在浸信会教会按立你的,就是他打发我来这里见你。”
我说:“我熟悉戴维斯博士。”
他说:“我接受过祷告。六十六年我一直是坐这轮椅的残废。”他说:“我现在八十六岁了。”他说:“从我十七岁受伤的时候,我就相信神会医治我。你认为我会得医治吗?”
我说:“我无法告诉你,先生。”我说:“我只能说出我所看到的。”
他说:“愿神赐福你,孩子。”
我说:“谢谢,仁慈的先生。”我转向这边,当我转过身时,我弟弟是会中的主要引座员,正让人们在那里排队。
24

我朝这边看,看见一位年轻医生穿着医疗大褂,领子往这边翻。他的脑袋前有个东西。他们所反射的灯光(我忘了那仪器的名称)。他折叠双臂,戴着玳瑁眼镜,正在摇头。

当异象更加具体时,我往他下面看。有一个黑人小女孩,也许六、七岁。他切除了女孩的扁桃体。手术不成功,使女孩瘫痪了。
当我讲出我面前的异象时,底下远处……哦,是这会堂的几个大。我听见一个典型的杰米迈阿姨发出很大声的尖叫,她在那里站起来,是个身体魁梧的妇人。她左右推开引座员,身后拉着一个担架离开了。她说:“主啊,怜悯我,那是我的孩子。”
25

所以,他们必须让一群人排队,因为没有祷告卡你一定上不了讲台。因为那是我们所能做的正当方式。那是我们所能做的唯一方式。所以,引座员不得不拦阻她进队列。他们必须在那里开一条路。她尖叫着,继续挤。

她说:“牧师,那是我的孩子。她会好吗?”
我说:“我不知道,阿姨。我唯一能说的就是我看见的东西。”瞧?我说:“但是……”
她说:“医生正是那样看的。那大约是两年前的事。”
我说:“那是同一个小女孩。”他们把床单从她身上掀掉。我说:“那是同一个小女孩。”
她说:“哦,她得医治了吗?”
我说:“阿姨。我无法告诉你。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我看到的东西,明白吗?”我说:“那只能藉着异象而来。”
她说:“我祷告过,我祷告过,我为她祷告过。”
我说:“哦,我不知道。阿姨。”
我说:“霍华德,你准备好让第一个人上来了吗?”
他说:“是的。”
26

一位女士开始上来。我转身再看会众,告诉他们要敬畏。我观看,好像有一道黑影在移动。它一直像那样进来。是什么呢,是一条街什么的,或一条路。这个小女孩手臂上抱着一个洋娃娃走在路上,像这样来回摇着洋娃娃。是那样的。

呐,那是主的道被彰显出来。瞧?呐,不管会发生什么事,地狱里所有的权势都无法抵挡那个。那个妇人甚至都不需要有信心。她不需要有任何东西,因为神已经那样说了。那是神的道实质化了。那时我就有了主如此说。
我说:“阿姨,由于你一直敬畏,神已经赏赐你了。你的孩子得医治了。”她开始尖叫,亲吻孩子。
她说:“哦,牧师,我的孩子什么时候会痊愈?什么时候?”
我说:“她现在已经好了,阿姨。”我说。
她说:“是吗?”孩子……
孩子说:“妈妈,瞧这里。”她像那样站起来了。可怜的人,妇人像那样往后倒下去,尖叫起来,妇人开始晕倒了。
27

人们扶她们起来,在那里有一会儿骚乱。人们把女孩和母亲扶起来,她们彼此握住对方的手,母女俩在几千人面前走过去了。

开救护车的男人站在那里,目瞪口呆。他把担架放回去,我说:“你看到主耶稣能做什么事吗?”
28

我观看,见那老议员像个影子那样行走。他坐在那里,穿着蓝西装,系着红领带。而在异象里,他穿着棕色西装,有点像巧克力的棕色,上面有白条纹。我说:“议员,你有一件上面有白条纹的棕色西装吗?”

他说:“孩子,我昨天刚买了一件。”
我说:“你一直是个非常敬畏的人,这些年一直尊重神。因着尊重神和相信神,神现在赏赐你,赐你在最后的日子里快乐。你可以行走了,议员。主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你了,主如此说。”
他说:“孩子,我什么时候能行走吗?”
我说:“就是现在,议员。”他从那椅子上跳起来,扔掉……他把大拐杖举到头顶上,他们让他站起来;就像罗斯福先生,像那样,挂在背上。
29

一个人,看起来好像当他年轻时(十七岁)神就可以医治他,而不用等到他六十六或八十六岁。他的背,所有的骨头都是脆的。但那人八十六岁,残废了六十六年,第一次站了起来。

嗯,当然,撒但会说:“如果你从那里起来,你的背会断的。”那是撒但说的话,但神说话了。瞧?神已经说话了。道彰显了。瞧?那人正常、完好地行走。他走遍美国、大不列颠,走遍众所周知的世界,甚至给约瑟·斯大林寄了一封信。他是邱吉尔的私人朋友。我猜议员阿普肖得医治后你们许多人都见过他。有多少人?认识他的,请举手。瞧?
30

呐,那是什么?是道被彰显了。如果不占用太多的时间,我想在几分钟内讲完这个见证。我上路回家,回到家,我进门,妻子就对我说,“亲爱的,你的老朋友快死了。”

我说:“谁?”
“霍尔先生。”
当小乔治娅·卡特在床上躺了九年零八个月,在南部三十五英里的……我一生从未见过那城市,小地方。主给我一个异象。我下去,主医治了她。她在床上躺了九年零八个月,体重三十五磅,从床上起来了。如果你想写信给她,你可以写。乔治娅·卡特小姐,印第安纳州米尔顿。她现在是米尔顿浸信会教会的司琴。
31

后来霍尔先生信主了,他过去是个非常非常坏的人。他在那同一次聚会上信主了,现在是那里的牧师。所以……

妻子说:“霍尔先生被宣告得了肝癌。他躺在他妹妹家里,他妹妹嫁给了本城法官的兄弟,住在他家里。他们把他带来这里。他要死了,一直打电话给你。”
我说:“哦,我们下去看看他。”我下去看霍尔弟兄。他全身蜡黄。癌症在肝上,从肝硬化开始,演变成癌症了。我说:“霍尔弟兄,谁是你的医生?”
他说:“迪尔曼医生。”迪尔曼医生是我的一个亲密朋友。
我说:“怎么样呢,霍尔弟兄?”
他说:“哦,伯兰罕弟兄,我猜我是到了道路的尽头了。我猜所能做的差不多就是这些,除非主为我保证。”
我说:“哦,我会祷告,霍尔弟兄。”我们祷告了。次日我回去了;他更糟糕了。第二天他还是更加糟糕。看起来好像他要死了。霍尔太太出来,说:“伯兰罕弟兄,你知道什么事吗?”
我说:“霍尔姐妹,我全心地恳求神。”道仍是神的道。但它当时还没有落下来。瞧?它还没有赐给我。它还没有赐给他。但它仍是神的道,只是还没有正确地锚住。
32

所以,我们又下去。霍尔太太说:“伯兰罕弟兄,还有什么事是你能为他做的吗?”

我说:“现在……”
她说:“你还知道别的医生吗?”
我说:“医生就像其它任何东西一样,你必须要对他们有信心。”我说:“这城里的山姆·阿戴尔医生,是我们的医生。”非常好的人,我跟他一起上学。我们一起钓鱼,一起打猎,一起玩,现在一起工作。他把他们在医学领域处理不了的病人送来,他会告诉他们:“赶去伯兰罕弟兄的家,看看……”你应该看看为他成就了什么事。以后有时间我们会讲到的。
33

但你们可以写信给他,问他这事。他是个专科医生。我打电话给阿戴尔医生,问他是否可以下来看看霍尔先生。他说:“我会去看医院里的X光报告。”他去看了,打电话给我,说:“是的,比尔,他得了癌症。”

“我问你,你还可以送他去哪里吗?”
他说:“你可以送他去路易斯维尔的亚伯尔诊所,让他接受检查。”带他去了那里,救护车送去的。当时他几乎要死了。人们带他去了那里,他们不肯给他诊断。我打电话给阿戴尔医生,他叫我上去,说:“比尔。”
“是的。”
他说:“你的传道人朋友四天后就要去世。”
我说:“他要死吗,医生?”
他说:“是的。”
我说:“噢,你不能做什么事吗?”
他说:“比尔,你不可能切除他的肝脏,他还活着。”他说:“无能为力了。这人要死了。他是个传道人。他应该准备好了。”
我说:“哦,他准备好了。但他是个年轻人。”我说:“他还不到五十五岁。他还可以为主做许多的工。”我说:“为什么神要取去他,我不知道。”
他说:“哦,比尔,那是任何人都难以明白的事。我们必须得接受。”
我说:“是的。”所以,去告诉我的霍尔姐妹,是一件很难的事。
34

但那天晚上我还是下去了,我说:“霍尔姐妹,医生说四天后霍尔先生要去世。他四天后要死。”她哭了起来。我说:“呐,霍尔姐妹,你必须记住:他是个基督徒。他准备走了。如果这地上的帐棚拆毁了,我们有一个已经在等候了。”瞧?我说:“他会好得多。当然,你会寂寞。在你的年龄,没有孩子,”我说:“当然,你会寂寞。但你必须记住,神知道什么是最好的,并且正在做最好的事。”

她说:“伯兰罕弟兄,这件事神对你说过一句话吗?”
我说:“霍尔姐妹,他没有对我说一句话。”我说:“我全心地祷告了。也许神要让他死。”
她说:“你认为他会死吗?”
我说:“是的,我相信他会。我相信他会死。因为所有的证据,一切都对他不利,霍尔姐妹。”我说:“所有的……据我所知,无能为力了。这一定是主的旨意。”我说:“我无法说。”
她哭了起来,可怜的老人。霍尔先生几乎活不了了。他只是偶尔清醒一下;大多数时间不省人事。
35

次日,我有一天的假。我喜欢打猎。我那里有一把点22的来复枪。我想去林子里打松鼠,休息一下。我通常出去,坐在一棵树下睡觉,睡一整天。因为我离开人群一会儿,你知道这房子周围是什么样的。

次日早上,相当早,大约十二点或一点,我们招呼完屋子里的人。我把闹钟设在三点。我起得相当早,拿起旧来复枪和旧帽子,开始要去打松鼠。我往小路上看,外面没有人,所以我……当我穿过房间,走进厅里,房间里挂着一个小苹果,大约这么大,青的,有疙瘩,是被虫咬过的。我想:“我妻子干吗把那苹果放在墙上?那是最难看的东西。”你们见过那样的苹果,好像从一棵没有喷洒过农药的树上掉下来的一样,你知道,满是疙瘩,难看的东西。
所以我说:“她把那苹果放在墙上干什么?”我开始走过去,我再看。它不是在墙上,而是悬挂在空中。我意识到它有一点名堂,便跪下来,说:“天父要让他的仆人知道什么事呢?”
36

我观看,它旁边又挂着一个苹果,一直到有五个苹果挂在那里,好像是一串苹果,五个有疙瘩的苹果。接着又出现了一个上面有红条纹的大苹果,它像那样发出很大的咀嚼声,发出“格格、格格、格格、格格”的声音,吃掉了那五个苹果。

接着那苹果消失了,这道光(就是在相片上的,你们都见过了),它悬挂在上面,发出“咻”的声音。我说:“我主想要让仆人知道什么呢?”
他说:“站起来。”我站起来。他说:“主如此说:去告诉霍尔先生他不会死,而要活了。”是那样的。那天我没有去打松鼠。我跑回去,叫醒妻子,告诉了她这一切。她说:“哦,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我说:“可以。”我们在黎明的时候准备好了。我们下去了。霍尔先生……他们送他回去了,搓着他的手等等。我进去,说:“他没有去世吧?”
他说:“没有,他没有去世,伯兰罕弟兄,但他快去世了。”他说:“他正在挣扎。”他的眼睛深深地陷了进去。
我说:“霍尔姐妹。”
她说:“你为什么看起来如此愉快呢?”
我说:“我有主如此说。”哦,没有人知道当时那意味着什么。
她说:“是好的吗?”
我说:“是的。”
她说:“哦,是什么呢?”
我说:“现在进来吧,把大家都招聚到床边。”我们聚在床边。
霍尔先生的眼睛像那样陷在后面,他面色相当黄。他一直尖叫着“有人……”摩擦着他的手。
我说:“霍尔弟兄,你能听见我吗?”
他说:“你是谁呢?”
我说:“我是比尔弟兄。”
他说:“哦,我还没有走吗,比尔弟兄?”
我说:“你现在还没有走,霍尔弟兄。我有主如此说。今早,大约两个小时前,我看见了一个异象,”告诉他是怎么回事。我说:“霍尔弟兄,你会活下去的。”
37

我走出房间,回到家,打电话给阿戴尔医生,说:“阿戴尔医生?”我说:“你知道那人四天后要去世吗?”

“是的,”他说:“他死了吗?”
我说:“没有,他不会死。”
他说:“你是指什么?”我说,他说:“他身上得了那癌症怎么会活呢?”
我说:“我不知道,但他会活下去。”我说:“因为主那么说了。”那是神的道:积极。瞧?它在那里。它落在正确的土地里了。
他说:“哦,比尔。”他说:“我从来没有想怀疑你。我见过许多事发生。我一生从未怀疑过你,但年迈的医生必会看到那个。”
我说:“好,你不会年纪老迈而死去,直到你看见了。”我说:“你会看到的。”然后我上去宾夕法尼亚州伊利市,经过那里,旅行了六个星期,回来一天。然后我又要去非洲。
38

我们在那里得到了一所高中学校的体育馆。它能容纳大约五千五百人。据我所知,也许你们一些人那天晚上在那里;可能有人在场。我们有一个晚上在体育馆里。那么多人在那里,外面还有差不多同样数量的人,警察在外面,尽力维持这一个晚上的秩序。当我进去时,人们挤得你看不出他们是在哪里,到处都是。

我碰巧看到坐在我前面的是巴尔登博士,我的一个好朋友。他妻子的哮喘在我家里得了医治。我说:“很高兴见过你,巴尔登博士。”
他说:“谢谢你,比尔。”他站起来。
我抬头看,坐在看台上的,来自科里登的迪尔曼医生坐在那里。我说:“你好,医生。我很高兴今晚在这里看见你。”
我碰巧看到站在门口的,山姆·阿戴尔医生站在那里。他进不来。我说:“你好吗,阿戴尔医生?”我说:“很抱歉我们没有座位给你,但是,”我说:“愿主赐福你。”是的。我碰巧看到坐在后面的,霍尔弟兄坐在那里,很后面。他像这样朝我挥手,你知道。
39

我说:“迪尔曼医生,你记得不久前你的一个叫威廉·霍尔的病人吗?”我说:“阿戴尔医生,你知道你说四天后要去世的那个人,老医生必定会见到他吗?”

很明显,他说:“是的。”
我说:“你想要见证吗,霍尔弟兄?”
他说:“赞美主,我要作见证吗?”他站起来,在那里作了见证。他们带他出去,当晚就检查了他,找不到任何地方有癌症的痕迹。他的体重一百八十五磅,完全健康,印第安纳州米尔顿的威廉·霍尔牧师,如果你想写信给他的话。
40

现在是祷告队列之前的六分钟。可能还有一点小插曲。“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你不能把信心奠基在希望上。你得到了……信心是积极的。每个视力正常的人都可以看到我的衬衫,说它是白色的。一个感官宣告说它是白色的。

呐,如果你有了信心,那信心说你会得医治,就像你的视力说那是白色的一样真实、肯定,那样你就得到了信心。事情就必发生。但必须是真实的……某个宣告来证明它。
41

我们非常靠近密苏里州;那是“展现自我”的州。他们说:“眼见为实。”你们听过那个,不是吗?多少人曾听过那句老谚语?瞧,让我们看看那有多愚蠢。

过来这里,布鲁尔弟兄,谢谢。有个黑头发的人站在我前面,穿着灰色西装,系着条纹领带,我说介于灰色和棕色之间。多少人相信那是事实?任何人都能看见他,并相信这点。呐,只有一个方式让我知道这人站在那里,就是藉着视觉。那是眼见。
42

呐,那人在那里,我没看见他。我根本没法看到他,然而我知道他在那里。我知道他在那里,就如同我看到他一样真实。你想要跟我争辩他不在那里吗?呐,眼见不是实,是吗?我有另一个感官,就是触觉。我能摸到他在那里。他就如同我看到他一样真实。眼见不为实。现在摸到为实了。

呐,我不可能摸到他了;根本没有接触到他。然而,我相信他在那里,因为我看见他。转过身,敲击琴键(谢谢你,布鲁尔弟兄),敲一两下。多少人听过那琴声了?多少人看见音乐?我还以为眼见为实呢?眼见不为实;那里是听见为实。对吗?你们看到它了吗?没有。你们摸到它了吗?你们尝到它了吗?你们嗅到它了吗?没有。你们听到它了。
呐,信心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未听之事的确据。瞧?它是一个积极的事件;你们知道这点。瞧?它必须奠基在某处,不是基于虚构,必须奠基在主如此说上。然后你就知道它在哪里了。然后它就是对的,就成了积极的。
43

约翰逊牧师,据我所知,他现在可能就在这里。我是个浸信会传道人;他是卫理公会的,我们过去常有复兴会。我们俩都来自肯塔基州的同一个地方,搬到了印第安纳州,他是美因街卫理公会教会的牧师,新阿尔巴尼一间又大又好的教会。我在杰弗逊维尔有一间小教会。

当主开始祝福聚会,他过来,说:“比尔,你应该过来,给我这里一个晚上。”
我说:“不要为病人祷告,约翰逊弟兄。我在家休息。”
他说:“好,只要下来为我传讲一个晚上。”哦,我去了。他说:“我答应你我们不会要求你为病人祷告。”
我说:“不是因为我不想,问题是,我甚至没有……我们……我住在家里五年,我们在家里吃饭,没有一次不是把厨房的百叶窗拉下来的。”人们……就是这样。他们就来我家里。家不成家了。但只要你能帮助人,就没问题。瞧?
44

当情况太糟时,我就出去,上到某处的山里,休息一两个礼拜,然后回来。所以当……那天晚上去教会,他们没有……他们带我进了后窗。(两个男子蹲下,把我托起来,让我出去。)他告诉我走到台阶底下,说:“比尔,我要求了你,你不愿为任何人祷告,我不会要求你。”但他说:“我们这里有一个主日学老师,一个可爱的女子,妇人,结了婚的年轻女子、她几乎完全崩溃了。她是个神经过敏者。如果你给她按手,我想那就会让她感到满足。她到过各个地方,接受祷告。”我说:“好的,约翰逊弟兄。”

我下去,以为我会看到一个穿约束衣的妇人,却是一个模样可爱的妇人站在那里:看起来大约三十五岁,正常,样子甜美的妇人。她说:“你好,伯兰罕弟兄?”
我说:“你是病人吗?”
她说:“是的。”
我说:“我还以为看到你穿约束衣呢?”我说:“姐妹,怎么回事?”
她说:“我不知道,伯兰罕弟兄。”
我说:“它在你身上多久了?”
她说:“大约八年。”她说:“我做了一切的事,我知道我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说:“我不认为你失去了。”我说:“你相信主耶稣吗?”
她说:“哦,是的,先生。”她说:“我在这里有一个优秀年轻女士的主日学班。星期天下午,我在第十八街宣教团里有事奉,等等,教一大帮孩子。”我为她祷告了,便出去了。两三天后,我(我和妻子)在街上遇见了她。
45

当我们遇见她时,嗯,她进了一家商铺,或白房子,我相信是。我说:“就是那位女士。”我说:“你感觉如何?”她跟两个妇女在一起。

她说:“哦,伯兰罕弟兄,如果有的话,我更糟了。”她说:“我实在不知道要做什么。”她说:“我相信我坚持不了一个星期了。”她处在可怕的境地。我走到一边,相当敬畏地为她祷告了。
我说:“现在去吧,要相信。”我们走了,出去了很久才回来。她一直跟我妻子保持紧密的电话联系。
她说:“当伯兰罕弟兄举行另一场聚会,当他在那恩膏下时,就必定有某样东西把那恶者从我身上赶出去。”她说:“必须有某样东西做这事。我实在不行了。我已经接受全国各地许多人的祷告了。”她说:“我实在……医生对我无能为力。”她每个星期花十美元,这些年一直去看路易斯维尔那个著名的精神病医生。什么也帮不了她。
46

一天早上,当这异象在这里,我已经把它记下了,主的道临到我,就是要在非洲和印度发生的事,我会把它给你们,让你们可以记下来。看它有没有逐字地照主说的那样发生。那天早上,主进入我所在的房间。我妻子走出去时,说:“比尔,我先打电话给那个妇人,好吗?可怜的人,她陷入如此的困境中。”我说:“很好。你可以打电话给她。”

在她到达之前,另一个人到了。有个来自路易斯维尔胡桃街浸信会教会的男人,他得了肝癌,他……那是两三年前的事,接近三年。他现在是我教会、我的小帐棚的一个成员。他一直都来。主告诉他他做了什么事。他过去是个棒球运动员,我把他做过的一件事告诉了他,他必须去纠正。他去了,便活了下来。
47

那妇人进来,坐下。我带她到内室,说:“我想要我们独处一下。”我们坐下,我开始跟她交谈,就像我在讲台上一样。她说,我说:“怎么回事,姐妹?”

她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我实在……似乎一切都离开了,感觉我是走在地球上,如果我刚好摇动它,它就会……我知道它立在太空中。它会沉下去。”
我说:“嗯,你没有那么重。”谈话像那样进行。
她说:“哦,我实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知道我疯了。我知道我确实是疯了。”她说:“他们要送我去精神病院。”当你开始跟她交谈时,你可以看到事情不对劲。
于是我说:“哦,让你我谈一下,你知道,就像谈一节经文什么的。”
她说:“好的。”她拧着双手,脱掉手套,像那样转动手套。
我说:“呐,姐妹,我要你放下手套,只要放松。”
她说:“哦,我做不到,伯兰罕弟兄。”她说:“我希望我可以。”她说:“但我做不到。”
我说:“你是……你是基督徒吗?”
“是的,各方面都是。”
我说:“约翰逊弟兄告诉我,你是他最有名的会员之一,他说你是最忠诚的会员。”
她说:“哦,我为此感谢主。”她说:“我尽力而为。”我一直观察她。我刚好看到在我们面前出现了,来了一辆黑色的小汽车。我看见车消失在黑暗中。
我说:“你发生过车祸吗?”
她说:“没有,先生。没有,我从未发生车祸。”
48

[原注:磁带空白。] “……用加仑……他们可以天天膏抹你。所有人都可以站在旁边,尖叫,跺脚,大喊大叫,”我说:“那魔鬼还会躺在那里,因为他有合法的权利躺在那里。”我说:“那就是你的问题。”我说……

她说:“我该怎么办?”
我说:“去告诉你丈夫,把它纠正。”
她说:“哦,我……伯兰罕弟兄,我有两个孩子,那会毁掉我们的家庭。”
我说:“呐,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个,姐妹,”我说:“呐,世上所有的精神病医生都不能把那个从你身上拔除。除了你、那男人和我,没有人知道这事。主知道这事。他已经揭示了。”
她说:“哦,我实在无法这样做。我无法这样做。”
我说:“哦,呐,”当然,瞧?我走出去。
她说:“不,不。等一下,伯兰罕弟兄。”她说:“不要走;不要走。等一下。”她哭了。可怜的人,我为她感到遗憾。但只有一个……对人和事感到遗憾这件事,你必须对人诚实。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我们用了太多不值钱的同情。没错,你必须讲真理,神尊重真理。
49

她走出去。哦,是我走出去,她追上我,我转过身看她,站在房间里,她身边站着一个高个、有黑色波浪式头发、往旁边梳的男人。我说:“你丈夫是一个高个、有黑色波浪式头发的男人吗?”

她说:“是的,先生。”这时,她丈夫转身背对着我,当他转身时,他的后背上写着雪佛兰。
我说:“他为一家雪佛兰公司工作吗?”
她说:“是的。你认识他吗?”
我说:“不,夫人。”但我说:“他也有同样的事要向你承认。当他在另一个地区着陆时,他所去的地方,”我说:“不到三天前,你丈夫跟一个女人乘坐一辆绿色的雪佛兰轿车,那女的在办公室工作,黑头发,穿着粉红色裙子,他对你不忠。”
她说:“不是我丈夫吧?”
我说:“是的。”
她说:“他是教会的执事。”
我说:“我不管他是什么。”我说:“难怪约翰逊弟兄那里有一段艰难的时光。”我说:“像这样的事。”
50

那是今天一半教会的问题所在。如果他们纠正了,你把那些事……我说:“现在,我们这里有四个电话。”我说:“你打电话给你丈夫,把那事纠正了。然后我们跟主讲。但只要那东西在那里,那就什么事都不能做。”

51

我走出去,美达开始跟她谈。她去打电话给丈夫。有个女士跟她一起,坐在车里。他们下去见面。几分钟后,他跟她来到车里(在路上遇见了她)。她说她有一个认罪。于是她告诉丈夫有关她这边的一切事;然后说:“我想要你赦免我。”

丈夫说:“我愿意。”她说:“呐,几天前,你岂不是跟这个女的……”她认识那女的。
丈夫说:“哦,你去了哪里?”他说……
她说:“那是事实吗?”
丈夫说:“谁告诉你的?”
她说:“伯兰罕弟兄。”
丈夫说:“亲爱的,那是事实。如果你愿意赦免我,我也愿意赦免你。我们回到教会,祈求神赦免我们俩。我们要活得像基督徒所当活的。我们要以正确的方式养育孩子。”
52

我妻子说:“你认为他们会回来吗?”

我说:“会的。”人们进来。不久她来了。
她说:“过来这里,比尔。”我跟另外一些人在房间里。他们手挽手走上台阶,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原注:磁带空白。]
53

永恒的神啊,伟大的耶和华,在西奈山上雷轰,写下了十诫,在各各他 雷鸣,说:“成了!”神的道!什么成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成了!

哦,让我们今晚仰望各各他,仰望事情成了的地方,让我们接受它。因为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心,知道那是你的呼召和拣选。你说:“若不是我呼召人,就没有人能来。若不是我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54

看到从前亚伯拉罕,并不比其他任何人好,他从迦勒底的吾珥城出来,从巴比伦下到示拿谷,也许是个拜偶像的,但神借着至高的选择拣选了他。“亚伯拉罕,我已经拯救了你和你的后裔。”神啊!吩咐他观看地上的尘土、海边的沙和天上的星并数点,不可数算。他的后裔也要从尘土到星星。

你的圣灵今晚……我们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就成了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今晚跟选民坐在一起,我是多么感恩啊!他们称我是他们的弟兄。我们称你是我们的父。我们太感恩了!
55

呐,请向人们彰显你的爱和同在。当你在地上,你跟井边的妇人谈话,你知道她的罪。你跟拿但业一个义人谈话,你告诉他他来聚会前所做的事。你是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已经从死里复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

主耶稣,求你来膏抹这个可怜无用的仆人,今晚使用他作一个渠道,向你所愿意的人发布你的话。我奉耶稣的名这样求,阿们![原注:磁带空白。]
56

圣经说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希伯来书》13章8节。耶稣基督又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对吗?

呐,那是……如果那是福音,是真理,那么耶稣基督就必彰显自己。如果这不是真理,耶稣就不是基督,一切就错了。我们只能使它要么对要么错。如果耶稣,当他在地上时,他在地上做的事必须重演,不然他就没有……[原注:磁带空白。]
57

一个叫拿但业的相当有名的犹太人去到耶稣跟前。腓力找到了他,告诉他说他找到了弥赛亚。“胡扯!”他无法相信那个。他说:“哦。”为什么他不能相信呢?当他来看耶稣是谁时……

耶稣对他说:“看哪,你是个以色列人,心里是没有诡诈的。”(换句话说,一个诚实、正直、虔诚的人。)
他说:“拉比(或夫子,教师,牧师),拉比,你从哪里知道我呢?你跟我是陌生人。”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呼召你,你在树底下的时候。”
他赶紧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他认出来了。他的名字今晚是不朽的。
58

今天,人也许会说:“心理感应;一个巫婆。”犹太人在那个时代这样称呼耶稣,因为他能行那些事,他们说他是别西卜。别西卜是算命的首领,是所有鬼魔中最坏的。但他不是。他是主耶稣,是一样的耶稣,是降在先知身上的同一位神。

59

呐,让我们唱“只要相信”,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就一会儿。大家都一口同声。有点迟了。对不起,我……你们是这么可爱的会众。我一直在讲,我不该这么做。因为那是……

呐,你意识到……多少人昨晚见过那相片?它被拍下来……带领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同一个火柱,现在已经被拍下来了,悬挂在华盛顿特区,同样的火柱。那是什么?是同一位神。
60

它彰显在一个叫耶稣基督的人里面,今天它彰显在主的教会里,同一位神(瞧?),同样的火柱。他在这里,借着照片,我们有了旧约的证据。你们会看到它。看这边。它被全世界几百万人看见。坦白地说,它此时离我所站的地方还不到十英尺。

接着是弥赛亚的迹象。呐,愿主应允。我很想看看队列里的人。据我所知,这里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据我所能看到的,除了跟引座员站在底下的我自己的儿子和坐在这里的布鲁尔牧师。神是我的审判者,知道这事。我没看到其他我所认识的人。你们跟我都是陌生人。
61

如果我看着坐在这里的这个小孩,说他得了脑积水,哦,那不是神秘的事。你会说:“肯定的,我能看得出来。”但那个看起来健康的人,那人才算数。呐,底下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却想要得医治的?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到处都有。请举手,到处都有,想要……让我……呐,我想问你……呐,你们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没有祷告卡,因为只有一定数量的祷告卡发出去了。我们不可能叫更多的卡。

但是瞧,朋友们,如果你们看这边,全心地相信,只要有信心,看神会不会在会众中证明,像他在耶稣基督身上行的那样,说同样的事。耶稣看出他们底下的意念,告诉他们什么错了,要做什么。今晚是同样的事,是主耶稣。
62

呐,他的同在就在这里。呐,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把这会堂的每个灵都置于我的管辖下。

(呐,谁在领……)呐,我们要你们保持敬畏。呐,我得跟这人谈一会儿,要看主说什么。
呐,耶稣,当他经过……他必须经过撒玛利亚才能去耶利哥。那是条偏僻的路。但父差遣他去那里。在他里面的圣灵差遣他去那里。他打发门徒去买面包、食物。一个撒玛利亚妇人出来打水。他说:“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你们犹太人求撒玛利亚人这样的事是不合宜的,因为他们没有来往。”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是在跟谁讲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我赐给你水,你就不用来这里打水了。”
哦,妇人感到惊讶,说:“你又没有打水的器具。”
于是耶稣跟她谈了一会儿,然后说,直接去到妇人的问题,说:“去叫你丈夫来。”
她说:“我没有丈夫。”
耶稣说:“不错,你有五个了。”
她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她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耶稣从未将她所做的一切事给她说出来,只是告诉她说她的问题在哪里。如果他能那样做,神也能显给他看一切的事。
63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相信那个吗,年轻人?你相信。我跟你完全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我一生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但神认识你,他认识我。他设立我们俩人。他赐给我们生命。我们领受的一切善事,都是从神来的。你相信那个吗?你晓得有件事正在发生。那是……你周围是什么?因为我能看到它从我这里往你那里转。你是个信徒,一个基督徒男人。呐,那是耶稣告诉拿但业的事吗?

64

[原注:磁带空白。]……坐在那里的也一样。你是个基督徒男人。我们是弟兄,志趣相投。你是一个男人,我是另一个男人。我们都是神的孩子。也许有一件事错了,而你一无所知。也许有一件事错了,而你知道一些有关的事。神爱你。他差遣我,他可以藉着我说话,如果我是主的先见,知道你的病在哪里,要做什么。他可能没有差遣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俩现在都受了膏抹。我知道,主的同一位天使,那火柱,正在我们中间运行。

你的病是在你的眼睛上。那是事实吗?你的眼睛看上去明亮美好,但不是的。它们变得虚弱、暗淡。你眼睛里的神经正在死去。是神经的问题导致了这事。我看到另一件事,你出过一次车祸。那次车祸使你一边或什么麻痹了,对不对?现在还没有好。你仍然遭受它的病痛。对吗?你是……如果是事实,呐,你听到我说的话,但那不是我。那是我的声音,但那是主在使用。每一点都是事实,是的。过来这里。
怜悯的父,你叫我们的主耶稣从死里复活,向我们大家彰显他的荣耀,我们正活在时间的末了,在这伟大的时代结束的时候。原子弹随时准备爆炸,消灭整个世界。主啊,我祈求你使人们成为信徒们,医治病人,作为你爱他们的记号。
现在我按手在我弟兄身上,祈求他的释放,奉神的爱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赐福你,弟兄,欢喜快乐地去吧,好的。
65

现在保持敬畏。要有信心,要相信。你们底下的,要祷告,只要有信心。

好的,先生。你是病人吗,先生?你是。我想你我彼此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一生从未见过你。神知道你。
66

你是刚接受过祷告的人吗,先生?我要你看着我。我藉此是指,好像以利亚对亚哈说,“我若不看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看你。”但他看了。如果我们是陌生人,我们之间毫无接触,神必须来做出这个接触,不是吗?如果神让我知道你的一些会对你有帮助的事,你愿意接受耶稣作你的医治者吗?或者如果是……如果医治是你所需要的,是的。

医治是你所需要的,因为有胃病在搅扰你。对不对?如果是,请举手。是胃病。导致了神经病,它是胃溃疡,消化性胃病。你遭受它的病痛。你不是从本城来的。你开车来这里。你走了很远的路,很长的路。我看到……我是说五十到一百英里之间,类似这样。你来了。你是……
你有一件怪事。等一下,是一个……你有一个朋友,这朋友有心脏病。我相信这人是个犹太人。他几乎都不知道耶稣的事。他没有成为基督徒,然而他想要一个……这人在这会堂里。他就坐在这里,坐在一位女士旁边,就在那里。我的朋友,耶稣,弥赛亚,永生神的儿子,你现在接受他作你的救主,你的心脏病就必离开你。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你的胃病已经离开你了。你回家吃你想吃的东西吧。神赐福你。
这是你的时候,我的犹太人朋友。神的弥赛亚知道腓力,知道你和你的同伴。这是你作决定的时候。
67

你相信吗?全心地信吗?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有癌症和胆囊炎。你害怕那也是癌症,它是。你相信神的儿子,他的灵在这里要使你痊愈吗?你相信这是他在说话,不是我。但他借着我说话。如果那是他的声音借着我说话,他的同在就在这里。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你相信这个吗?到这里来。

创造天地的神啊,藉着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创造了万有。我按手在这垂死的妇人身上,祈求你赐给她生命。主啊,存留她的命,愿仇敌的权势现在离开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斥责它,愿它出去!
神赐福你,我的姐妹。现在去吧,欢喜快乐。只要真正地欢喜,感谢主的良善。
68

女士,你可以过来。如果我们的夫子像我一样以肉身站在这台上,穿着他给我的这套西服,如果你所盼望的是医治,他会把你指向他在各各他的祭物。他不可能第二次献祭;他已经献了祭。你必须接受它。意识到在你我之间,知道你是个基督徒,一个信徒,我可以说你是我的姐妹。我们在天上的父本着他的仁爱恩慈,差遣传道人去教会传讲圣经,差遣教师教导圣经,差遣先知明白神的预知,差遣说方言的恩赐和翻方言的恩赐,在教会里彰显事情。他充满了爱。

藉着神的恩典,我可以靠他儿子耶稣的名把神的爱传输给你们。你们应当相信神的医治。神赐福你,女士。你以前得过一次医治。你的胃癌得了医治,对吗?你有关节炎和其它几样病,都得了医治。对不对?
69

你自己也为病人祷告;是的,先生。你到处去为病人祷告。后来你产生了某种像感冒的东西,它一直搅扰着你。你拍过X光,报告说肺部有斑点。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那斑点,愿它离开你。愿你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那要夺去她生命的魔鬼。你所担心的东西是黑暗。瞧?黑暗离开你了。神赐福你,姐妹。去感谢神,欢喜快乐。

你们能信吗?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70

你好吗?我猜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们彼此不认识。唯有神知道我们。至于医治你,我做不到。但你的生命无法隐藏。神站在这里。他能彰显出来。你有关节炎。我看到你有时候想要走过房子,你僵硬了。我看到一个……你正走进一个地方。那是个……那是医院什么的,那是个……那是个手术。是在肋旁。他们……他们从肋旁取出癌症。我看到你……癌症。我看到它写在医生的一张单子上。有点矮的男人。他把癌症写单子上。它没有……它还没有好,没有好。你仍然遭受着它的病痛。

但耶稣基督在这里,要使它痊愈。你相信它吗?过来这里。仁慈的天父,愿你的怜悯临到我们的姐妹,现在我们谴责仇敌,奉耶稣的名,愿它离开,痊愈了。阿们!
我的姐妹,神赐福你,差遣他……
71

你好吗?呐,你说:“按手?”是的。那是主说的话。“为什么按手呢?”那是主吩咐的话。哦,我完全相信教会极其缺乏。你没有意识到……我只是休息一会儿。异象使我虚弱。你生活在两个世界。你在这里,你里面在另一个世界。你也没办法。就像你睁着眼睛做梦一样。神以至高的恩典这样做。不是因为你祈求它。你不可能祈求来的。是神自己做的。

在你出生前,就由神设立次序了。从科学上说,那是你的潜意识。像你做梦。这个明意识不活跃,这个潜意识变得活跃。然后当你醒来……当你睡着,你梦见你在这里做的事。当你醒来时,这个潜意识不活跃,这个明意识活跃。你记得你几年前梦见的事。你是你在某处的一部分。
一些人不做梦。他们的潜意识是很后面。一个做梦的睡得不香。他也没办法,因为他做梦。一个先见既不是他后面的潜意识,也不是这个明意识。它是在这里。他没有入睡。他从一个世界闯到另一个世界,从自然去到超自然。
大先知但以理看见一个异象,使他的头脑惊惶了多日。异象使人虚弱。
72

你相信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在哪里,那对你足够吗?你有哮喘,对吗?现在去吧,得痊愈,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

73

过来,女士,让我们能……呐,只要你相信,有信心,不疑惑。

在那里等一下,女士。你刚接受了祷告?你站在这里得了医治?你刚得医治?你是那个在这里、刚才接受了祷告的女士吗?是的,先生。我看到那火柱悬挂在那里,我刚……不,它悬挂在别人那里。那是另一个女士。她戴眼镜,这妇人有皮肤病。愿神怜悯。神赐福你,使你痊愈。要全心地相信,你可以得着它。
74

坐在那里的女士,你相信吗?还有糖尿病。所以要对神有信心。神会使你痊愈的。你正在那里拥抱你那个肝脏溃烂的同伴。你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会医治你,使你痊愈吗?如果你相信……

就像你有那胃病站在那里。你没有……你上来的时候有胃病,但你现在没有了。所以,你可以出去,得痊愈。
75

只要有信心。我所要求你做的就是相信。只要相信主耶稣基督是神,且赏赐那些殷勤寻求他的人。

你想要那关节炎好起来吗?接受你的医治吧。请说:“我全心相信神。”呐,只管走下去,决不要再说你有关节炎了。它离开你了。要有信心。
等一下,女士。刚才那里有事情发生。哦,我看到了,是坐在那里的男人有哮喘。你相信耶稣会使你痊愈吗,先生?那么,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停止咳嗽!我谴责它,奉神儿子耶稣的名。
我所求你们做的就是只要有信心。
76

你有糖尿病,不是吗?你想要好起来吗?你接受耶稣作你的医治者吗?那么,去吧,你注射胰岛素的日子就结束了。奉主耶稣的名,愿你得着它。

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
77

哦,神正在向你运行。你相当紧张,不是吗?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是的,先生。他们有时候认为你有心脏病,不是吗?精神崩溃,有点震惊……是的。我看见医生讲你的心脏病,这使你震惊。如果你现在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你长期以来想要做的……你是个罪人,需要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你现在接受他作你的救主吗?去吧,你得医治了,弟兄,你的罪得赦了。神赐福你。

你相信这点吗?主的天使临近要医治吗?
过来。
可怜的老母亲得了那神经炎坐在那里,你想要神医治你吗?相信神会做这事吗?如果你全心相信,你可以得着。站起来,接受它吧。是的。它已经离开你了,大妈。
78

先生,你在那里搓脸,你意识到你就要死于白血病吗?对不对?站起来一会儿。神怜悯你。父啊,我奉耶稣的名祈求这人的生命,愿他活着,不会死。阿们!愿神应允。

神赐福你,弟兄。你的朋友在那里哭泣,就坐在你旁边,得了非常严重的哮喘,他也想要得医治。请站起来,接受你的哮喘医治,好吗?神赐福你。
你想要妇科病好起来吗,女士?只要去欢呼,赞美神,得痊愈。
79

过来。女士,继续走,当那哮喘在那里离开那个男人时,它就离开你了。只要继续走,说:“赞美归给神。”

多少人想要得医治?圣灵在这里。如果你需要医治,现在就是接受医治的时候。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耶稣基督还要在你们中间做什么来证明他是神的儿子呢?
先生,你的家庭会快乐的。
80

我要你们为我做这事。如果你们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就按手在对方身上,你们就会看到神的国进入你们里面。互相按手。

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谴责这会堂里的一切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