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212 里面的人

1

非常感谢你,博兹弟兄。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跟你们一同在这里服事主。对不起,我对昨晚有点失望。那不是我的错。我在这里,但是出现了一件小事,关于他们众教会的事,如果我在那里讲道,大家……如果我要在这里讲,那么他们就不让我在那里讲。

所以我想要至少说话算数。我答应了要来这里,我就要来。我很高兴来到这里,祈求神现在帮助我们,当我们在这里时,赐给我们两个晚上的美好聚会。
2

我的确有点累。我们刚结束在佛罗里达州的聚会,那是……我想那是我们的第六个星期。我们时常参加聚会,所以我感觉很好又很累。我想我们一个晚上开着旧雪佛兰卡车走了一千一百英里,比利和我开。所以我们大约开了二十三个小时。头尾都是我开,我们一路上很愉快。我们直接开回家,然后一直来到这里。

昨晚我很累。我们进来的有点迟。大约七点多我来到这里,我们过来聚会。我听到一些宗派在某些地方做了错事等等。我是跨宗派的。[原注:会众鼓掌。]非常感谢你们。这是发自我内心的。如果我们是跨宗派的,我们必须是那样的。那是给所有宗派的,不管他们是什么。我们不可能是跨宗派的,却还只是这个教会或那个教会。它是给每一个教会的。
3

我相信神的父职和人的弟兄关系。我认为我们大家都是弟兄,我们应该是这样的。神有儿女;他们都是……对我们的信仰或你我的信仰来说,也许一些人有点怪。但神在接受他的儿女,所以我们必须接受他们作我们的弟兄姐妹,是吗?是的。

对于这里的这个小教会,非拉铁非教会……(博兹弟兄,谢谢你。)当我在瑞典时,我一生所受到的任何招待,都不可能好过在瑞典受到的瑞典人的招待。他们对我非常可爱友好。
4

我到过的每个地方,总是会受到很好的招待;都是各种不同的人。因此,我没有任何宗派。我说我现在跟伯兰罕家庭在一起超过了四十年,他们从未要求我加入他们的家庭。我生来就是一个伯兰罕。我认为基督徒也是这样,你们不这么认为吗?我们是重生的基督徒。呐,他们一些人……

呐,我丝毫不反对宗派教会。那是……不管他们要信什么,那取决于他们;但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把弟兄关系分开。阿们!我认为我们大家都应该爱主,服事他。
5

在我生命中,我竭力要在我周围成为这样的。如果我周围不能有神圣灵可爱的感觉,这里就有问题了。我必须……我不想要卷入任何事,让那可爱甜美的感觉离开我,瞧?我想要那个感觉一直在那里,因为那是我用来帮助神子民的东西。你瞧,它是……

因此你一直是在众人的面前,这些人你几乎无法忍受出现在他们面前,我猜是的。也许会有咒诅乱来等等,哦,那真是……那样的人,也许是没事的;但他们确实受了那种灵的膏抹。你瞧?我喜欢那种友好、美好、礼貌、弟兄般的、可爱的灵。我有点喜欢那个。我相信就该是那样的。
6

我刚才在思想。我们是结神果子的人。我相信,在《约翰福音》15章,耶稣说:“你们是枝子。”他是葡萄树。呐,葡萄树会长出果子,但必须结出果子的是枝子。如果枝子从葡萄树得到生命,哦,它就是葡萄树里的同样的生命。你们不这么认为吗?必须是的。

呐,我们的手,我们的嘴唇,我们的眼睛,我们所拥有的这些是神在地上的手、嘴唇、眼睛。呐,耶稣回到神那里去,赐下了他圣灵的能量,用圣灵膏抹我们。如果我们顺从他,我们的手就代表他的手。这就是为什么他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瞧?
关于领受圣灵,使徒按手在人们身上。就有什么事发生了。术士西门意识到当彼得按手在人身上时,有一件事发生了:他们领受了圣灵。呐,那是神的恩赐。是真实的。
7

呐,任何人……你们有多少作妈妈的……这里有哪个妈妈不知道按手是什么意思?当婴孩焦躁、哭喊等等,只要让妈妈的手摸到那个婴孩,问题就解决了。小家伙就停止哭喊,靠在妈妈身上。瞧?这就是按手。那是妈妈,是一个接触。

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曾养过一匹非常紧张不安的马的?只要让一个喜欢马的人拍拍马的腿,[原注:伯兰罕弟兄拍拍讲坛。]跟马说一会儿话,拍拍它,按手在马的身上,首先你知道的是,马就平静下来了。瞧?
按手在病人身上也是如此。如果我们从神受膏去按手,我们的手就代表神的手。神唯一拥有的手就是我们的手。我们为病人祷告。
8

呐,首先,医生是……许多时候,受了圣灵膏抹的医生,他们会为病人祷告。有时候医生通过教育,学习科学,做出伟大的举动,我们的医院等等在很多方面帮助了我们。医生介入,他们有可以用来观看的透镜和X光线,看到肿块、出问题的不同地方,断骨。

哦,这跟以前的科学所说的完全不同!他们说除了日光就没有光。圣经说我们的全身充满了光。哦,X光线证明了这点,那不是……那是我们身体的光,它投射出影子,人们可以通过X光线来看。
9

呐,如果医生能感觉到某个他能切除的东西,某个这五官能连接上的东西,哦,他就能……我想我们今天有一些非常聪明的医生和一些很好的医院、很好的药物。我们为有那些东西而非常感谢全能的神。我很感激神。他们尽他们所能做的,但有时候他们力所不能及。有时候他们无能为力,我们还有一个完全的权利。如果人的所有要素都失败了,我们还有权利来到神面前,祈求神帮助我们。是的。他帮助我们。他应许了他会。

呐,医生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他没有宣称能医治任何人,他只宣称他辅助自然。神是医治者。呐,如果你折断了手臂,医生可以接好手臂,但医生不能医治手臂,瞧?医生只是接好骨头。他们所称作自然的就是神,如果我们想要剖析的话,瞧,医治骨头。
10

医生可以拔掉坏掉的牙齿。哦,他却不能医治牙槽。他只是拔掉或拔除牙齿。他切除坏掉的阑尾,但神能行医治。瞧?药物保持洁净,而神建造组织。神是唯一的创造者,对不对?他创造细胞等等,建立信心。

哦,如果我们的,如果全世界,当然,如果整个世界能像弟兄一样与神协调,互相效力,那岂不是很好?医学、所有不同的宗派教会、所有的种族和肤色的人,如果我们能从我们的头脑里打破那东西,知道我们都是从一个人来的。是的,没错。那我们……
记住,某个弟兄也许跌倒了,但不要让他变得更坏。哦,要帮他站起来,尽力让他再回到弟兄关系、神的弟兄关系上。我的基督徒朋友,这是我的异象,今天这个世界所需要的就是回到神那里。尽我的努力……我打算继续尽力而为,领人回到神那里,在人们中间带来弟兄之爱和对基督的感受。
11

由于我是对五旬节派信徒讲道,你们是更大的团体。我刚离开的上次聚会是由佛罗里达州的浸信会信徒赞助的。所以,我们参加各种不同宗派的聚会,有各种不同的人。

很多时候,我想我们过于强调某一件事。我们过于强调……如果你们原谅我,因为我们这一群人今晚在这里,我在这讲台上感到很像是在家里。我很受欢迎,我知道,我爱你们,这就是我说那些事的原因。
我们过于强调,过于强调我们的感情。也许,也许我们感到那样,只要我们在叫喊,赞美主,这很好。我认为这很好。也许因为我们有能力说别的语言,那就……是的。
但如果这个非拉铁非教会接受我,作为神的仆人,让我……
12

你们想知道我认为今天教会最大的需要是什么吗?你们想……我认为……我认为缺乏在哪里呢?是没有对魂的劬劳。人们打碎得还不够。他们……似乎没有负担。你给我一个人,他因失丧的魂而被大大地撕碎,甚至哭喊,非常想要一场复兴,以至他们几乎吃不下饭,简直不能……

如果你读过世界历史和宗教历史,就会发现总是需要那样一个人才能带来复兴。是的。瞧?当锡安劬劳(我想这是一个更好的词),生产儿女。瞧?你必须被撕碎。无论什么地方,都要有氛围。
13

你周围满了争吵不休;你就会陷入到那样的气氛中。如果教会里有某件事,有人不顺服,在教会里举止粗鲁,引起麻烦,只要那样的气氛在周围,你就永远不能有复兴。你必须让大家……

你是否注意到,当圣灵在五旬节那天降临,他们都在一个地方,同心合意(对吗?),等候一个应许。当我们像那样时,博兹弟兄,复兴就会在这里。是的。
14

今天,我们有很多大有吸引力的聚会,我们在南方称之为延伸的聚会,你知道。它是人们用来代替复兴的一个词。但我认为它变成了延伸的聚会(是的。),而不是复兴。因为据我看来,我们这个国家还没有复兴。我没有看到任何……

如果我们有一场复兴,像他们在威尔斯或苏格兰复兴中所做的,或在威尔斯复兴的日子里,他们有很大的破碎,世界复兴借着约翰·卫斯理来到。那是我认为我们有真正复兴的时候。
呐,最近我在我的事工中注意到有……人们(被圣灵充满的人)会,但他们会留意神做的事,或神所行的神迹等等,人们坐着,说:“哦,那很好。”瞧?你会注意到神做别的事,他们会说:“那很好。我们欣赏那个。是好人。”有点儿,“哦,神啊,这是你的职责。你这样做是一份责任。”
15

但是,如果真的有复兴在流行,当一件像那样的事发生时,每个魂都会赶快抓住它,会……哦,那就没有止境了,从这里去到那里,从这里去到那里,继续运行。

呐,当然,你知道我像你一样是美国人,但在非洲,那里应该是异教土地,看到他们接受福音,会使我们为自己感到羞愧。当他们看到一件超自然的事发生,一次就有三万人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那是三万异教徒。毫无疑问,刚刚结束。就是这样。瞧?
16

呐,我告诉你们,我认为我们的人过多地依赖教育、神学等等,让那个取代了圣灵。

呐,让我把这点给你们讲透。我相信是在《以西结书》9章,我很确信。我也许错了。我知道我很确信是《以西结书》9章。
当圣灵出去。首先是一个人拿着杀人的兵器从门后面出去灭绝。当然,那节经文要被正确地应用,是在耶路撒冷被毁之前。
有一个穿着白衣,腰间有墨盒子的人出去。神赐使命给他,走遍全城(呐,听这点),画记号在额上(圣灵的印),凡是为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叹息哀哭的男人、女人,就画记号在他们的额上。
17

呐,我要问你们。如果他今晚经过芝加哥,今晚他会找到多少人在他们所住的家里哭着呼求复兴,为人的魂极其担忧,他们再也忍受不了,不知道要做什么。在这座将近五百万人口的城市,不知道他今晚会画记号在多少人头上?多少人?哪里?他会画什么?我想象你们几乎可以用手指数出他们来,你们不这么认为吗?人们有那样的负担……但是,绝对没错。除了那样的人,他不会画记号给任何人。明白我的意思吗?我们必须在神面前柔和。

呐,主祝福你们。我要在这里读一些神的道。我的话就像其他任何人的话一样,会落空,但神的道不会落空。呐,我相信明晚我要在主日学讲道。我认为是,十一点,明天十一点。我不知道是不是……
18

让我们看看,我想明晚七点半同一个时候……七点。把你们生病和痛苦的人带来,我们聚在一起,努力祷告,我知道神必将为我们做事。呐,我想这是我的……据我所知,此时是我去海外之前的最后的聚会。

我确实需要你们的祷告,请芝加哥这些亲爱的好人为我祷告。我比过去更需要它。瞧?我相信神必在海外为我们行大事。我确信他会的。
当你站着,知道你被敌人面对面地挑战,我脑海里想起:“哦,有那么多人参加芝加哥聚会,他们很多人说……他们一些人正在祷告。芝加哥一定有人在祷告;迈阿密有人在祷告;棕榈滩有人在祷告;这里或那里有人在祷告,”你不知道这种感觉有多好!把那些祷告聚在一起,我知道我正被祷告包围着。我告诉你,这就使你感到相当刚强。你说:“呐,撒但,瞧这里。有祷告在我周围。看到吗?”我知道我们的身分。
19

你们会吗?你们认为我们的身体里面有另一个人吗?你们知道我们身体里面有另一个人吗?那是一个灵的人。雷恩弟兄,你曾想过那点吗?看到……是的,先生。在这里,里面的人……

呐,这个里面的人,如果它属于神,在我们的里面是神的灵(对吗?)。呐,若没有东西让我的手指动,它就不能动。它遵照着一个智力在运行,是潜意识……也许我刚好想要伸手到这里;我不需要考虑它。看上去好像……呐,那是信心所在的地方。
呐,对你们真正生病的人来说,我要你们在我读经文前明白这点,跟着经文。自从昨晚等等,我有点让自己失望了。我想要……我想要向你们讲解这点。
20

有意识和潜意识;这就好像……如果我们去海外,坐船……有个人站在这上面,他是那个发命令的人。有人进到船里面,要把船开到这里,哦,他不看他要去哪里,他只是接受从上面来的命令。哦,他说:“向左或向右掌舵,加大发动机,”不管是什么,他只是照命令行事。

但在我们内心深处,在我们的心里,是潜意识,它接受从上面来的命令。哦,毫无疑问,你们很多次听我在台上讲。我刚听那天在欧文斯伯罗聚会的录音带,有一个残疾的人得了医治。磁带里是怎么说的,圣灵怎么说话。
21

呐,在这上面,这个意识来到台上,“伯兰罕弟兄,赞美主,我有信心。”但在那底下,在另一个小意识里,说:“呐,你知道你没有。”瞧?哦,如果你能把这个意识跟那个意识协调一致,你瞧,这个意识一直说:“是的。”这个意识说:“是的。”但在那底下,有某样东西,那只是个小家伙。瞧?你想要做到。你想要说:“是的,”但在那底下,那个小阴影使你……帮助……不要太跟底下这个小家伙打交道。哦,你会发现他有点按规章办事。你明白吗?

所以,如果这个人……毕竟,他是那个开船的人。瞧?他是那个掌舵的人。那个人可能说了很多,但这个人是在底下办事的人。瞧?所以这里的这个人说:“哦,是的,我相信。哦,我肯定相信。”哦,如果是,如果是,这个就会……这个认同那个,我们就得到了。瞧?它就必运行。
22

但在那事成就之前,这还不管用。就是这样,因为你得到命令走这个方向,这个人走那个方向,他们只是把船拉到了一边,你根本没有离开港口。你瞧?你还是在这里。

所以,我们必须让那些人认同,说:“神是对的。”这个人说:“神是对的。”那个人说:“神是对的。”那样,我们就可以前进了。你瞧?我们得到了命令等等。没有东西挡在你的路上。没有东西使你怀疑,尽管你有各种的症状。
你可能明早回到医院。他们会说:“哦,你的手臂仍是僵硬的;你的癌症还在那里。”那不会有一点的……那一点也不会打扰你。瞧?若是这个、那个都认同的话。瞧?是的。信心会成就事情。
23

呐,神在你里面。你们有圣灵的人,神在你们里面。你们相信吗?呐,耶稣说:“我赐给你们能力。”让我靠着神的恩典指给你们看教会的软弱。“我赐给你们能力制服污鬼。你们要把它们赶出去。”“不是我要,而是你们要。你们要赶出……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

我们想起伟大的圣徒保罗,一次他到了某个岛上。船损坏了。神应许他说他会到达某个目的地,他会回到罗马,站在凯撒面前,他相信神。所以他正在帮助人;他身上系着锁链,是个囚犯。他帮助人把木柴扔在火里。
24

当他把木柴扔下去时,一条致死的兽、蛇咬在了他手上。那兽是致死的,如果它咬到一个人,人通常会在一两分钟内仆倒死去。土著人说:“那人……瞧,他身上系着锁链,是个囚犯。他必是个凶手,因为他肯定……他可能逃脱了暴风雨,但他逃脱不了这条蛇,他要死了。”

瞧。过了一会儿,保罗观看,看到了那蛇。这个、那个都认同了。他没有丝毫惧怕。他说:“手能拿蛇,也必不受害。”他看着那致死的咬伤,没有惧怕。如果你怕,撒但就会进来。撒但就是惧怕。但完全的爱把所有的惧怕都除去了。就是这样。“我是属神的人。这条蛇挂在这里,但这里、那里没有丝毫惧怕。”瞧?完全协调一致。
25

保罗看着那蛇,心想:“哦,”把蛇摔到火里,走过去,又拿了更多的树枝,他必须把树枝放上去。

“嗯,”你说:“保罗,你不怕你仆倒死去吗?”
“嗯,当然不怕,我不可能仆倒死去。圣灵在我里面。”
呐,创造天地的圣灵让那个人被神的能力大大充满,以至那条蛇毒牙里的死亡也进不了他的身体,因为他整个的身体充满了圣灵,就像充满了血一样。瞧?对吗?
26

每个血细胞都是生命,你整个人都被充满了,充满了圣灵。嗯,当然。他们走在水面上。他们行了大神迹等等。为什么?那第一个教会跟神如此完美地协调一致。基督徒朋友,直到我们能回到那个……

我们不可能跟宗派争论、吵架、争吵还去到那里。宗派无法带我们去到那里。是对神完全的爱和信任带我们去到那里的,瞧?就是这样。我们可能……我们可能叫喊;可能说方言;可以……我们可能是神学大教师,可能有神学博士挂在我们身上,但在这个与那个协调一致之前,它永远都行不通。瞧,那使得……
27

就像那电灯。你把一根电线剪断,无论是正极还是负极。灯肯定就不亮了。就是这样。它必须接地。它必须好好地接地,必须有正确的电线等等,让电流通过;它需要的就是这些。

哦,如果我们真的在基督里打下了基础,有圣灵在我们里面,在神的信心上扎根,打下了基础,肯定就会把福音的光带给世界。是的。它会医治病人;会行大事。
基督徒们,主祝福你们,愿你们领受他的祝福。呐,在《民数记》中,哦,我过了开始祷告队列的时间。但我想要读《民数记》21章的这些经文。刚才它非常强烈地出现在我心里,我就想我会读它。这经文是很熟悉的,是讲摩西和以色列人的。我相信,当我们现在往下讲时,神必祝福他的道。
28

当我读的时候,你们要把我告诉你们的这些事记在心里。瞧?把它们记在心里(瞧?),如果你们……耶稣经过一棵树。他往树上看;树上没有果子,他说:“从今以后,没有人吃你的果子。”继续往耶路撒冷去,当然,犹太人在那里跟他争论,他忍受不了那个。对他来说,那是错误的气氛,于是他出去了,下去,第二天上午下山。

当他们经过时,我想大约是白天十一点,彼得看着那棵树,说:“喂,注意,你昨天刚说那话,那棵树就从根部死了。”瞧?它枯干了。
29

呐,耶稣说:“你们当信服神。”对吗?“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是我若),你们若对这座山说:’挪开,’不疑惑,它必顺从你。”它必须顺从。它必须照你说的做,如果你不怀疑的话。呐,你这上面相信。现在让我们叫这潜意识也相信。当潜意识和意识与神协调一致时,事就必发生。

呐,在《民数记》21章5节。
5就攻击神和摩西说:你们为什么把我们从埃及领出来,使我们死在旷野呢?这里没有粮,没有水,我们的魂厌恶这淡薄的食物。6于是耶和华使火蛇进入百姓中间,蛇就咬他们。以色列人中死了许多。7百姓到摩西那里,说:我们说话攻击耶和华和你,(等一下。)说话攻击耶和华和你,有罪了。求你祷告耶和华,叫这些蛇离开我们。于是摩西为百姓祷告。8耶和华对摩西说:你制造一条火蛇,挂在杆子上。凡被咬的,一望这蛇,就必得活。9摩西便制造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10 以色列的孩子们起行,安营在阿伯。
30

呐,我用铅笔等等把我圣经里读的地方作了记号,我下来时,找不到关于这点的地方。对不起。愿主加添祝福给他的道。

当有麻烦时,当神的百姓有需要时,神总是满足那个需要的神。你们知道。神应许了他要供应我们的需要。呐,当他们有……他们做错,犯罪,做了错事,然而当他们需要医治时,当还没有赎罪祭时,神就为医治做了一个赎罪祭。瞧?神做了这事。面对每一个困难,神都会开一条逃脱的路。如果你有信心,相信他,他就必这样做。
31

呐,当然,那里有出路。摩西也许是个医生。他学了埃及一切的知识,也许知道很多蛇咬的解药,但这次他的解药,埃及的知识不行了,因为之所以有一个……人们跟摩西争论,跟亚伦争论,说:“为什么你领我们来旷野呢?”一直抱怨,带来了罪。

疾病是直接或间接由罪引起的。在我们没有任何罪时,我们没有疾病。首先,疾病是罪的属性,也许不是你做的什么事,而是你继承来的,因为神应许了它要去到三四代,神要追讨疾病,因为父母不顺从他。
呐,有时候,会有一位好医生。如果你去看医生,如果他是个好医生,你说:“医生,我头痛。”呐,如果他关心病人,他就不会说:“哦,吃一片阿斯匹林,回家去。”他不会那样做。他会找出……首先他会诊断病情,直到找出病因在哪里。瞧?有东西引发牙痛。也许一片阿斯匹林可以解决,我不知道。但如果他是个好医生,他不会那样打发你。他会尽力帮助你。
32

呐,如果他说:“哦,也许你得了阑尾炎,我们要给你动手术。”哦,若是没有诊断病因,那仍是缺乏职业道德。瞧,他必须先找出病因。哦,神在这些聚会上也是这样的。

我之所以跟病人慢慢地交谈,首先,有某种东西引起了疾病。在你能除掉疾病之前,如果医生不能为你做什么,你就必须找出病因,生病的原因。许多时候……你们聚会的人明白圣灵怎样揭示了人们隐藏的罪和他们多年前做的事等等,也许是他们不该做的事或他们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你们在台上看到了。
33

呐,那是神赐下他的灵揭示出人们心里的秘密。当耶稣基督在地上时,那是他的事工,他发现了那个真正渴求生命水的妇人。你们相信吗?《约翰福音》4章。耶稣跟妇人进行谈话,说……妇人是撒玛利亚人,不是犹太人。他说:“请你给我水喝。”他马上就跟妇人进行了一番谈话。

妇人说:“嗯,你求这样的事是不合宜的。你是犹太人,我是撒玛利亚人。”
他说:“哦,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求我给你水喝。”哦,妇人马上就想要那水。他说:“去叫你丈夫来。”呐,看到他做什么事吗?首先,他直接点到妇人不能喝这水的原因,你看到吗?在妇人能得到这水之前,这里面有个原因。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是的。你有五个,你现在同居的这个不是你丈夫。”换句话说,是未婚同居的妻子。
34

“嗯,”妇人说:“我看出你是先知。”呐,她说:“弥赛亚要来,我们知道数当弥赛亚来了,他必告诉我们这一切的事。”

耶稣说:“我就是他。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换句话说。)我就是弥赛亚。”妇人跑进城里,她自己的罪不但得赦免了,她还使一大群人相信了耶稣,因为耶稣跟他们说话了。
圣灵降临以后,腓利下去向撒玛利亚人传福音。根据我们所拥有的圣经,耶稣在撒玛利亚时,从未在撒玛利亚行过一件神迹。他只是去那里,把神的国告诉他们。他们对妇人说:“现在我们自己相信,是因为我们听见他说话。他跟其他人不同。我们知道这真是弥赛亚。”
35

后来腓利下去向他们传福音,耶稣已经把信息传出去了。也许中间有一段时间,他们说:“我们知道弥赛亚在地上,现在一切都会好的。”腓利下去向他们传福音,那是发生医治、发生大神迹奇事的时候。

雅各或约翰和彼得下去,给他们施洗归入信徒的身体里。圣灵降在他们身上,教会从那里往前走。看到神怎样行事吗?他诊断病因,除掉一切,然后亲自降临,住在人里面。
36

呐,那正是今晚神想要在这里做的事。他想要除掉这群人里面的一切罪,如果这里面有罪的话。我祈求没有一个罪人,但如果有的话。你知道。“伯兰罕弟兄,什么是罪?哦,今天,我告诉你,我发了脾气。”

呐,等一下。罪就是不信;那就是罪。除了罪,没有别的罪。做这些事,比如喝酒、抽烟、赌博、卖淫,那不是罪;那不是罪,那是罪的结果,你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你是不信者。瞧?那是罪的属性。
37

呐,如果你相信,就不会……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因为他相信了。”呐,如果你相信,就不会做那些事。你不能使麦粒……你不能使麦秆成为苍耳草,是吗?是的,先生。没法这样做。它是……它里面的生命是麦子,所以它就结麦子。如果你从神的灵重生了,你就会……你是基督徒,除了结出基督徒的果子,不可能做别的事。就是这样。整件事就是这样。

如果你……当然,如果你结别的果子,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对吗?不是凭着他们的行为,不是凭着这个、那个,而是凭着他们的果子。
38

呐,麦子,如果你说:“我把麦子撒在那块田里。”我走出去,却没有看到小麦的任何果子,哦,我就有点怀疑你了。瞧?但如果你说:“哦,我把麦子撒在那块田里,”它正在结麦子。哦,是的。你是对的。它结的果子证明了你撒在田里的是什么,是麦子。

不信,不信是能让你远离神的国的唯一东西。唯一的东西就是罪,就是不信。哦,你说:“伯兰罕弟兄,我停止喝酒,停止做这些事,停止恶道。”哦,你那样做是为了一个目的。瞧?使你那样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因为你成了信徒。瞧?
39

呐,你可以说:“哦,我不是信徒,但我停止了那个。”你还不是基督徒。瞧?你不是基督徒。不管你是多么有道德。你可能遵守了所有的十诫,行了所有的道义等等,却还是不信者,你仍然不是基督徒。你仍是死的。在神的眼里,即使你去到了神的国里,你的境况也不好。呐,我相信,每个人,不管他是罪人不是,他都应该是个有道德的人。我不是试图除掉道德,而是说一个真正想要尝试的人……

你说:“哦,很快是新年了。”人们会说:“我正在翻开新的一页。”哦,那没有用。为什么你不往上翻呢?那是,那是……不是得到一页,而是得到一本书。是的。换书。从此以后,神就看顾你。他的圣灵进入我们里面,我们就是他的代表。如果我们被基督徒的灵支配,除了结基督徒的果子,我们不能结别的东西。对吗?基督徒的灵就是基督的灵。
40

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对吗?“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呐,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就是不信者,瞧?宇宙,世界秩序)不再看见我,你们(信徒)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呐,那个基督徒的完全生命的属性就会在一群人里面,直活到耶稣基督的再来。

我相信我告诉了你们我对神的概念,神是什么样的。听这点。我相信,对我来说神一直都是三一的神。基督,神的圣子,就像三英尺的尺子。呐,头十二英寸是父神,第二个十二英寸是神子,第三个十二英寸即第三英尺,整个尺子,是神的圣灵。
呐,不是我们……我们没有一个人相信三位不同的……或者说有一位父神和另一位年轻的子神,以及另一位圣灵神。那是……那是异教徒。不是的。只有一位神,在三个不同的时期里。
41

神,那天早上神降在西奈山,摩西写了……摩西上山领受了十诫,神在火柱里。谁都知道那是父神,谁都知道那是立约的天使。立约的天使就是耶稣基督。对吗?这是圣经说的。

呐,神在火柱里。没有人能摸他,他是圣洁的。没有人能靠近他。是的,先生。当他降在山上,用自己的手指写了摩西放在约柜里的十诫,闪电划过,雷声轰鸣。那么大的震动,甚至摩西自己也恐惧。
42

人们说:“不要神说话,恐怕我们死亡。让摩西对我们说话,不要神说话。”即便野兽触摸那座山,也必须用矛刺透。对吗?它必须被杀死,没有任何东西……因为那山是圣洁的,神在山上。

呐,留意神的爱,那应该使你开始祈求一场复兴。神降卑,降临,展开自己,神在火柱里显现。第二次他显现在自己的儿子基督耶稣里,显现在一个可见的形体里。神荫庇一个童女,在她的子宫里创造了一个血细胞,生下了神的儿子。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对吗?
43

耶稣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他做事,不是我。我只做……”那天当他经过那里那些残疾的人等等时,他只医治了一个有前列腺之类疾病的人,他们问他。他说,他说:“哦,为什么你不医治其他人呢?”好像今天他们说:“哦,你就让他医治这个人,让他医治那个人,我就会相信。”瞧?哦,同样的批评者今天还活着。

他说:“我不做什么事,除非父先显给我看,我就做他告诉我做的事。父在我里面,他告诉我什么,我就去做。”
呐,那是神在地上。圣经说他要称为以马内利,翻出来就是“神与我们同在”。对吗?呐,那是神,降卑的神现在降临。他在人的样式里。注意。他离人更近了一点。
44

呐,他必须献出那血,这血是毫无搀杂的血,不是从性来的,是童女生的。他献出那血,要洗净从性欲而生的男女,即你我的心。他洗净我们的罪,使神自己现在能以第三位来到,住在人心里。神如此地爱他的创造物,哦,当我想到那个时,我的心融化了。

创造宇宙、创造万物的伟大的耶和华怎么能站在那里呢?从这里去到帕洛马山,从天文台观看,从那里看两千万光年的太空,那边的诸世界和太阳系……那里的太阳系,诸世界、别的太阳、月亮、诸世界、星星、一亿二千万光年远的太空。那边还有更多的世界、月亮和星星。
45

创造了那一切东西的耶和华神亲自降临,住在你我的心里。在他住之前,他必须洁净道路,他必须向他们显明律法和诫命。他必须降临,向他们显示爱,然后开一条路进入人的心里。现在神在我们里面。是的。

现在我们是他在地上的手;我们是他在地上的眼睛;我们是他在地上的福音。福音不独在乎道。道彰显了就是福音。福音临到不独在乎道,乃在乎圣灵的大能和明证。“你们往普天下去,向万国证明圣灵的大能。”我们不是在那样做,却开始教导神学。
我们已经过了两千年,三分之二的地球还没有听过耶稣基督。三分之二的地球还不知道耶稣基督的任何事。想一想。哦,你说:“那是在异教的土地上。”甚至美国也是这样。
46

印第安纳州一座小城新阿尔巴尼,就在我居住的地方下面,大约三四个月前做了一次人口普查。我们发现在那座两万七千人的城里,我相信那里有三分之一、四分之一的人甚至都不去教会,不属于任何教会,从来没有跨进教会的门槛。我听过波士顿的评论,有多少孩子是青少年犯罪。

阿尔·法勒上尉是我的私人朋友,是联邦调查局的头目。他跟着我两年,要盯牢我,看我在做什么,他在我的聚会上领受了圣灵。那天晚上他去到达拉斯,或参加那场大聚会,站在那里。他说“我要你……你知道我的事业就是制止非法勾当。”他说:“我跟着你两年了。”他说:“这不是非法勾当;这是全能神的能力。”
47

第二天在他带我去的打靶场里,他说:“伯兰罕弟兄。”他停好了车,走进那地方,说:“我想要在这里领受圣灵。我想要重生。”是那样的。哦,大约一年后,他就要退休了;他想要跟我一起参加聚会。呐,那是青少年犯罪方面的专家。

呐,他是……这一切的事都是青少年犯罪。我们后来发现,有成千上万的孩子从来不去教会,对神一无所知,只知道咒诅的话。他们知道的就这些。瞧,那不是在异教的土地上;那是在美国。
48

呐,结束前我要说说这点。我相信:如果神,如果他们……起初神赐给了他们万能钥匙,赐给他们能力,说:“往普天下去,证明这个能力。我必与我们同在,在你们里面。你们去。”

第一个教会,他们把世界撕碎了,基督徒……十年后,一代门徒之后,世界几乎基督化了。后来他们都离开了。第二代门徒开始组织起来。第三代就差不多进入黑暗时代了,天主教会形成了。从那里他们开始搞神学,马丁·路德出来了,约翰·卫斯理、加尔文、诺克斯和所有的人出来了。一切都单单奠基在神学上。是的。他们没有回到那里。神吩咐他们不要做的事,他们偏偏奉耶稣基督的名在做。不是教育世人,而是传福音,证明神的大能。瞧?
49

呐,今天在我们的众教会里……在教会里开始,找出所发生的事。他们把门指给你看。瞧?万能钥匙就是他们所离弃的东西,即房角石。当建筑者在那里开始建房子,石头在全世界被切割了。呐,你们都看到为什么我是跨宗派的。他们切割……

你们共济会和你们一些知道命令的人等等,他们切割石头,把石头拖到约帕等地。用牛车把石头和黎巴嫩高大的香柏树拖下去,那些树木如何被砍倒,运下去等等。但当石头都堆在耶路撒冷城外时,四十年里都听不见锯的嗡嗡声和锤子的声音。
50

呐,一块石头被这样切割,一块被那样切割,一块被这样切割,一块被那样切割,但他们发现每块石头都刚好吻合。我认为神的信徒正是这样的。我们每个人都在房子里有一个地方。我们可能不像别人,但我们每个重生的基督徒在这里都有一个地方安放。

呐,建筑者,当他们开始建,他们碰到了一块样子怪异的石头。他们说:“我们用不了它;这块石头不好,它是一块反常的石头。”他们就把它踢到某个地方的杂草堆里,扔掉了。他们继续建造房子,继续建造房子。
后来发现,他们到了某个地步,再也盖不下去了。他们叫停了,盖不下去了。他们扔掉的那块石头就是主要的房角石。弟兄姐妹,今天它就在那里。我们却接受了神学;我们接受了培训;接受了教育。
51

教育是好的,但它是自从有了福音以来的最大的拦阻(是的。),就是教育。呐,我这么说不是要你们成为无知的人什么的。你们不需要无知。但是弟兄,人们把一切都放在教育和神学上。看看他们做的事。他们……他们不能产生耶稣基督复活的证据。他们不过像伊斯兰教徒一样。伊斯兰教徒跟会你面对面走路,在这事上挑战你。

不久前,苏丹宣教会的雷赫德博士领受了圣灵的洗,他是个很好的人。他站在我家里,说:“伯兰罕弟兄。”他得了一个又一个学位。他说:“可是教师们错了吗?”他说:“我进去,看到他们在聚会上扔家具和这一切的东西,人们称之为圣滚轮等等。”他说:“但我想要思想的是:我所看到的这一切和我所得到的一切学位。”他说:“我的心渴求神。”就是这样,在基要派的最高等级里。“现在我的心渴求神。”他说:“当你信了以后,还有领受圣灵这样的事吗?”[原注:磁带空白。]瞧?是的。是的。
52

看看佛陀。中国伟大的宗教人士佛陀死于两千三百年前。当他死了,这是他死之前所说的话。他说:“以后,在世界结束前,爱神……”爱神,你知道,那是独裁的神,说:“爱神要差遣他的仆人、先知在地上,他们会从一条路来,身后不会留下痕迹。”他们乘坐飞机时……瞧?他们有一个……他们里面有足够的风味,有外貌,却否认大能。瞧,耶稣基督的血是唯一的东西。

呐,这个伊斯兰教徒站着,跟雷赫德博士交谈。他说:“如果……”他说,他说:“为什么你不弃掉你死去的先知穆罕默德,接受我们复活的主耶稣呢?”
53

伊斯兰教徒精明、聪明,说:“仁慈的先生,你们复活的主耶稣所能做的比我们死去的先知更多吗?”

他说:“哦,你瞧,我们有安慰。”
他说:“我们也有。”
他说:“哦,我们有喜乐快乐。”
他说:“我们也有。你有什么喜乐和快乐呢?”
他说:“哦,我们……耶稣要再来。”
他说:“我们的先知也要再来。你们的先知耶稣应许你们死后有生命。我们的先生穆罕默德也应许我们同样的东西,死后有生命。所以我们为此快乐。你们现在靠你们的主耶稣做一件我靠我死去的先知所不能做的事吧。你显给我看一件你有而我们没有的事吧。不要来向我那样传道。”他说。这人是对的。
54

然后他转身对着雷赫德博士。他说:“听着,先生。你们这些说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当耶稣从死里复活时,如果他复活了,让我们……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他给信徒和你们教师们应许了大神迹。”他说:“让我看看你们大家行出他应许他要行的神迹,我就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是的。

雷赫德说:“哦,我们在全世界传福音。”
他说:“我们也是。”瞧?他说:“让我看他行事。”他说:“让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们已经有两千年了,然而我们却有世上最大的宗教。”是的。伊斯兰教徒更多。基督教大约是三分之一。瞧?伊斯兰教徒是世上人口最多的宗教。瞧?他说:“三分之二的世人还对你们复活的主耶稣一无所知。”他说:“要是我们的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全世界都会知道。”是的。
55

呐,雷赫德博士说他被打败了,他被打败了。就是这个使他渴求神。弟兄姐妹,今晚我在这里说主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今天他活在我们中间,行同样的事,做他说他要做的事。他是同一位复活的主耶稣。

如果他,如果他愿意,唯有借着他至高的恩典,不是借着我。我是他的仆人,就像坐在这里的任何人一样。像那个是基督徒的男孩或女孩一样。任何人,我不管他是谁,不管是神国的大人物或小人物。我们都靠着神的恩典在神的国里。就是这样。没有谁大谁小。我们都是弟兄姐妹。是的。有人有这个职份,有人有那个职份,但是……
56

我正在读,我相信是查尔斯·芬尼,当时最伟大的一个布道家,一个信主的律师。当他……有个老人快死于肺结核,在他死之前,他伏着哭求祷告;然后站起来,说:“哦,我能为某个城市做出信心的祈祷。神要在那城里赐下复兴。”他横扫了大约三十座不同的城市。

这人死了,去世后,芬尼经过,去到他的遗孀那里,提到了那些城市,那些复兴准确地照着那人所说的来到了。为什么?因为一个苦恼的魂,一个魂在神面前真诚,对带来复兴所做的比世上所有的学校还多。是的。一个魂祷告透彻了。
57

你们中的任何人,我告诉你们,许多年前非洲东方的大复兴,那里那些霍屯督人等等,他们有一个复兴,复兴的原因不是来自人们的教导和大学校,是一个贫穷、不识字、没文化的黑人在那儿有一个常去的老地方,昼夜伏在地上祷告,直到神在神的国里赐下一场席卷整个东部或是北部非洲的复兴。

他们在那里有复兴。嗯,何等的复兴。但是什么毁了他们呢?后来教师们从英国和不同的地方而来,开始在那里设立和教导神学,离开神的大能和类似的东西。后来全部都陷入了混乱。这绝对是发生在美国的事。
弟兄,让我们回到神那里,回到永生神、复活者那里,这位有爱的,这位不偏待宗派、尊重其它行业所有人的,这位爱地上他所创造的每个受造物、想要降临的。他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要下来进入人们心里。
58

他预备了一个方式,就像铜蛇。他预备了耶稣来满足我们在天地之间的旅程中时所需要的一切。那是……他预备了耶稣基督,他是神满足一切的祭物。你今晚需要的一切不是在你的教会里;是在基督里。就是这样。不在你的教育里,不在你的神学里,你的信条是什么,你的什么……是在耶稣基督里。

以简单、谦卑、可爱的信心仰望主,说:“神啊,洗净我的一切自私,除掉我的一切杂质,使我从今以后完全属你。”看看神会为你做什么事。当我们低头时,愿主祝福你们,这是我的祷告。
我们仁慈的天父,我今晚先为这座大城市祷告,看着它的全貌,整个都是大都市区,今晚看到罪恶怎么……我想起所多玛,天使下去查看那是不是真的。我们知道我们跟那个很接近了。神啊,我为芝加哥祷告。相信真信徒这样聚在城里的那些小聚会是能拦阻神忿怒和审判在此时降下来的唯一东西。
59

我想起我们的总统进入俄国参加的那次会议,知道他们有炸毁这个地方的武器,炸得这地方再也没有生命了,明早黎明前就可能做到。神啊,我想:“是什么能拦阻他们这样做呢?”因为还有一些义人在祷告。哦,神啊,怜悯。父啊,我祈求你施怜悯。

今晚应允在这个像灯塔一样的可爱教会里,一群人坐在这里,将自己的心、生命和他们的一切都交出,此时愿意走出去,为这事业白白地献上自己的生命,相信你。父啊,我祈求你今晚赐予他们大能、信心的大能。愿每一个与你神圣计划相反的想法今晚都从他们头脑里或从他们的潜意识里挪开,父啊,除掉它。现在与我们同在。
60

主啊,求你帮助我这个不配的人,我作为一个必死的人站在这里,知道有一天我必须面对你,为我说的每一个字和从我头脑里出来的每一个想法交账。神啊,我祈求你洗净我,保守我在你手里,使你能让我对我的同胞说话。主啊,我爱他们。我想要看到他们都进入神的大联合里,被带进很快要来的伟大千禧年里。我为每个人祷告。

父啊,祝福今晚在这里的这些病人。有很多病了的人坐在这里。我知道你在地上时说:你所做的事,你的信徒也要做。现在,愿你今晚差遣他,神啊,愿他以能力来到,展开自己进入这里的大会众里,进入每个信徒的心里。愿他以神迹奇事彰显他的同在,当我们今晚离开这里,愿这里没有一个人不是痊愈了而回家的。主啊,请应允。
61

让他们的信心符合那个条件,它会的,因为你说过:“照你心里所信的成就了。”我祈求你今晚应允。主啊,制造这里的整个气氛、具有创造性的气氛,成为一魂、一意、一心、一个目的。主啊,请应允。垂听我的祷告。我这样祈求,愿你应允我们,奉你爱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我的心太渴望看到那个气氛。瞧?能带来果效的就是气氛。瞧?气氛会带来……如果这里每一个人都进入完全的和谐里,事情就会解决。瞧,好像鸡蛋孵化的自然办法是放在母鸡底下,蛋就会孵化,因为那是气氛。气氛温暖。但你把蛋裹在毯子里,保持温暖,它也会孵化。把蛋放在孵化器里,它也会孵化。瞧?是气氛带来了结果。
62

如果我们现在能除掉我们的一切疑惑,把路上的一切推开。呐,毫无疑问,这里有快死的人。一些人有心脏病之类的,心脏病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多少办法来对付的疾病。所以,让我们祷告神,同心地说:“天父啊。”只要让那荣耀的气氛降下来,圣灵就必进来,为我们行奇妙的事。愿他应允。

呐,我们有一些祷告卡。我们用祷告卡让人排队上来。卡的这边有你的地址等等,另一边有一个号码。他告诉我从哪里上来。什么?F,F,祷告卡F。(对不起,我忘了。)祷告卡F。让我们……我们不能叫太多人。博兹弟兄,我们怎么领他们上来?领他们从这里过来?好的,好的。
63

我们让前面大约十或十五个人排队上来。我在附近没看到任何需要人抬的残疾人。我们让前面大约十个人排队上来。F1?谁有祷告卡F1?1号?祷告卡1、2、3、4、5、6、7、8、9、10?好的。现在先让他们排队上来。10号?好的。11、12、13……[原注:磁带空白。]

多少人知道?我没有宣称是一个医治者。我不是医治者;我是你们的弟兄,瞧?神是你们的医治者。瞧?我只是为病人祷告。但神在教会里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然后是教师、传福音的(瞧?),然后是医治的恩赐、行异能、说各种的方言和翻方言。根据圣经,所有那些恩赐都是为了成全教会而设立的。对吗?呐,神把它们放在教会里。
64

就像神造人的耳朵,他不愿意任何人有耳朵是聋的。他造人有口;他永远不会造人没有口、鼻子等等。那是身体的肢体,就像我的手一样确定。神造我的手是我的手。

神在教会设立一些作医治的恩赐(当然,那是信心的祷告),在教会设立一些作教师和传福音的。呐,我们所做的事,我们除去了身体的所有其它部分,说:“不,教师和传福音的,所有的就这些,就是教师和传福音的。”我们没看到有先知,没看到有使徒,没看到有医治的恩赐、说方言、翻方言和行异能。瞧?那些东西就像我的眼睛和鼻子一样运行。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岂不是那样说吗?瞧,他们都在身体里运行。
65

呐,这些恩赐是……你带着它们出生在世上。它们是借着神的至高主权来到的。呐,看异象是我在这世上的份。我听到人们想要说那是先知性的等等,我听到人们说:“在灵感下。”那样说。但那是潜意识的事,就像我以前对你们解释的。

你不能做梦,除非有人让你做了那梦。必须神来做这事。在你的潜意识里,有人不做梦。他无能为力。他从未回到他的潜意识。但你的潜意识……当你梦到你在某个地方,你记得。你记得你几年前做的梦吗?哦,你们有一部分人是当你做梦的时候,梦成真了,你还记得吗?瞧?你们这里有一部分人。
66

呐,一个先见,一位先知,他们的潜意识不在那后面,也不在这里,而是在这儿。你没有睡着,只是从这里闯入了那里。呐,耶稣基督在地上时做了同样的事。对吗?他往下看,看出会众中人们的意念。对吗?

腓力来到他跟前,说:“嗯,有一个人是好人。”换句话说,我们今天会说一位基督徒、信徒。
他说:“拉比(或者牧师、教师),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呢?”
耶稣说:“还没有……”他告诉拿但业,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
拿但业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对吗?
67

呐,耶稣说:“这些事你们也要做。”呐,耶稣说:“现在我不行任何的医治。我只做我父说要做的事。他显给我看什么事,我就做。”呐,他已经从死里复活,住在他的教会里,正如父……呐,你们明白吗?你们明白圣经的运行或背景吗?瞧?“正如父……”

呐,有位女士站在这里。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她。她跟我是完全陌生的人。我认识会众中的两三个人。我相信这是摩尔弟兄的姐妹坐在这里。我认得她。我相信比勒弟兄在这里;我刚才看到他。那是约翰·雷恩弟兄。我相信那是雷恩姐妹坐在那里。据我所知,我妻子在这里的某个地方,但我甚至不知道……我还没看到她。我想……但那是我所看到我在会堂里唯一认识的人,除了这里的博兹弟兄。呐,据我所知,那是唯一的人。是的,我看到了来自锡安市的西姆斯弟兄和姐妹。我看到她。那是乔伊斯和西姆斯弟兄在这里。
68

呐,我可能……据我所知,我所知道和看到的就是那些。不,我相信我看到李弟兄坐在后面,在聚会上。哦,李弟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神祝福你。博兹弟兄,你见到他了吗?李博士,你愿意站起来让人认识吗?那是我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一同服事主的一位浸信会弟兄,我刚结束在那里的美好布道会。是的。

我正在找我妻子。亲爱的,你在哪里?请举手。我此时很好奇。在哪里?哦,是的,好的,是的。哦,好的。我刚好想起来,我不想……你头脑里不能有别的事。你必须确保完全正常,在神面前……好的,好,她个子小,在后面角落里,难怪我看不到她。好的。
69

现在你们祷告。你们祷告。呐,我想要问你们每个人一件事。我们从这里这位女士开始。我们是陌生人,是吗,女士?我们互不认识。好的,这是一个陌生的女士。呐,我们现在慢慢来。这是星期六。明天你们去上主日学之前不需要早起。

呐,这里这位女士。如果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没有钉十字架,得荣耀,坐在天上至大者的右边,怎么样呢?如果他现在穿着人们在挪威送给我的这套衣服,站在这里,如果他穿着这套衣服站在这里,看着这里这位妇人,怎么样呢?呐,他能做的唯一的事……
70

呐,至于医治她,如果她病了,我不知道。神知道她有什么病。如果神向耶稣揭示她的病是什么,她就不能向耶稣基督隐藏她的生命,即使她想要隐藏。对吗?但如果神不揭示,耶稣就不知道。对吗?他只做父显示的事。

记得他们拿一块布蒙在他脸上,打他的头,说:“呐,如果你是先知,就说预言,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那些兵丁说。耶稣却从未开口。
希律说:“来行某种神迹,让我看看你行神迹。”他不给人扮小丑。他只照父说做的去做。
71

呐,如果耶稣站在这里,至于妇人的医治,她的疾病……多少人相信耶稣基督一千九百年前为她死的时候就医治了她?[原注:会众说:“阿们!”]哦,这表明你们受过福音的教导。如果她是个罪人,基督一千九百年前死的时候就救了她。对吗?呐,他不是现在下来救你。你只要接受救恩,接受他已经做的事。你接受你的医治,接受他已经做的事。

呐,他会做什么呢?他想要做一件事,使妇人的信心提升到一个地步,能接受她的医治。对吗?那符合经文吗?合理吗?是圣经吗?哦,神祝福你们。
72

现在我祈求主,愿我小时候临到我的神的天使……我妈妈说,当我也许是刚生下来三分钟时,一道光站在上面。我一生能记得的第一件事几乎就是异象,从此异象一直与我同在。

如果我必须在这聚会结束前站在神面前,为我的生命交账,现在俯看这里的神知道它是真理,神显出异象。光,当他降临时,他们拍下了它的相片。你们很多人看见了照片;它挂在华盛顿特区的宗教艺术厅里。
愿他今晚施恩,愿他帮助我,因为他知道我的心是要帮助你们看到他儿子基督耶稣。借着他的灵,借着他的道,借着现在在我身上的恩膏,我把这里的每一个灵都置于我的管辖下,奉耶稣基督的名。
73

现在我要你过来这里,女士。我只想跟你说一会儿话,以便……你瞧,我们是两个人,你有魂,我有魂。有一天我们俩都必须见神,为我们的生命交账。那将是……我想要尽我所能效力,你也想,是吗?你肯定想。

呐,如果我们是陌生人,不管你有什么病,如果神向站在这里的我揭示,那会给你这么多的信心,相信我讲了真理,我正在代表他吗?如果我们以前从未见过对方,如果我能借着那个做……你就知道这里有个灵、某种能力知道你的生命。我是基督徒,相信神,领受了圣灵,如果神那样揭示,你就会接受你的医治。
74

呐,这是同样的灵,当腓力来的时候,或者像你是个黑人女士,我是个白人男子。那天,那个妇人、那个撒玛利亚人来到耶稣面前,绝对是一样的。妇人说。耶稣说:“请给你给我水喝。”哦,他们就像现在一样有种族隔离。你瞧?

“嗯,”妇人说:“你一个犹太人求我一个撒玛利亚人那样的事不合宜。”
“嗯,”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妇人正在跟那位没有差别(你瞧?)、使众人成为一的说话。耶稣说:“你若……”
她说。耶稣直接找到了妇人的问题在哪里。耶稣想要她,尽管她处在可怕的罪中;但耶稣想要她成为一个信徒,好了。
75

呐,他现在是一样的主耶稣,是吗?他是一样的主耶稣。呐,你是……你来这里根本不是为你自己。你来自……你为了一个住院的男人来这里。他……他很严重。我相信他得了……此时那旁边有几个医生。那是肺结核;男人得了肺结核,那是你丈夫,对不对?你代他站立。哦,父神啊,我们这位姐妹替丈夫站在这里,愿圣灵此时在他的床边……当妇人看到他时,愿他见证此刻发生了一件事,愿他痊愈,回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求,阿们!神祝福你,姐妹。愿主加添他的祝福。

你相信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吗?呐,愿他差遣他伟大、无所不能、可称颂、神圣的祝福。愿他将他的祝福赐给每个人。这里的每个人此时都应该相信。他们应该有信心。等一会儿。
76

坐在那里的女士,戴着那顶有点高的帽子的黑人女士,你在哭泣。是什么事?哦,你也有一个生病的亲人。那是个男人,我相信是一位父亲。对吗?他还没有做手术之类的,前列腺手术。对吗?当你去时,按手在他身上,愿他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神祝福你。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不要疑惑,只要相信。

你好,先生。我……也许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我这一生从未见过你,但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供养我们俩(是吗?),使我们成为今天的我们。这都是藉着他至高的恩典。呐,先生,你我是陌生人,我们一生从未见过面,从不知道对方。你走上讲台。哦,有东西在这里。巴不得他赐给我恩典和能力。
瞧,神的灵必须在一件事上被代表。它在火柱里,它过去是,哦,它曾经在水面上,人们跳进水里,就得医治了等等。它必须在一样东西里被代表。它曾经作为鸽子被代表,降下来,然后在耶稣基督里被代表。他应许它要在全世界在信徒里面被代表,直到他再来。
77

呐,他本着可爱的怜悯在教会里设立不同的东西,为了不同的目的,造就教会。现在你我作为两个人来,也许从未见过对方。我不记得我是不是见过你。我想我没有。如果你曾见过我,当然我不会知道,你可能参加聚会之类的。你瞧?[原注:弟兄说:“是的,我参加过。”]你以前参加过聚会。

哦,我知道一件事,你是个信徒。你是个信徒,不但如此,你还是个传道人。是的。那是不是事实?是的,先生。你是不是……有件关于一些戴帽子妇女的事,是个门诺派教徒。你是个门诺派传道人。是真的吗?是的,先生;是的,先生,是的。你来自城外;你来自衣阿华州衣阿华市。对吗?你患有……你得了疝气,你还有直肠病,对不对?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
让我们祷告。主啊,当你的灵在你仆人身上揭示这些事时,照着圣经,我用手按着,当圣灵给我的身体充电时,我按手在我的弟兄身上,为了他身体的医治。愿邪恶的疾病和痛苦离开我的弟兄,我对它们说放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你们从我弟兄身上出去,愿他痊愈。阿们!愿神的祝福降在你身上,弟兄。现在去,好了。
78

让我们祷告,全心相信神。呐,留意,尽量保持敬畏,继续祷告。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必使你痊愈,你相不相信?

等一下,先生。弟兄,有个……等一下。有个共鸣的……全能的神知道万事,揭示万事,纠正万事。我相信你得医治了,瞧?但是有个……哦,它在坐在那里的女士头上。你也有直肠病,是吗,女士?对不对?当那男人经过那里时,你有个奇怪的感觉,是吗?那是你也得医治的时候。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先生。你会……神祝福你,继续往前走。
只要保持敬畏。你们底下的,你们不需要来到台上,瞧?这些排队上来的人只是因为圣灵在运行。瞧?你们只要在底下全心相信。神必看顾剩下的事,只要你全心、全魂、全意地拥有信心。
79

你好,女士?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我这么说的原因,你们知道,彼得和约翰经过美门,他们说:“你看我们!”他们留意看。主的天使告诉我说:“你若让人相信你……”

就像如果这里的传道人说:“你们相信我是从神差来的牧师吗?”
“是的,牧师,我相信。”
“现在我能帮助你们。”但如果你不相信他是神的牧师,嗯,他就不能帮助你。你明白吗?你必须相信。那是……神的钥匙就是信心,瞧?那是唯一解锁的东西。那信心来自这里,来自这里,来自那里。瞧?主说的话进入这里,相信它。它带来结果。瞧?
80

你是……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但你是……你头上患病,是吗?一个强烈的感觉,对不对?我此时看到一个年轻女子站在你身旁。那是……这是一件事。我想那是……有个女孩坐在这里祷告,一个年轻女孩。我想,但我看她……哦,是的,我现在看到了。她在这里,是你女儿。你担心……哦,是的,是她和她丈夫的离婚事件,他们有两个小孩,是吗?是的。有两个小孩。那是一件离婚事件。你丈夫也站在那里;他想要做一件事;他想要摆脱……哦,那是酗酒。他想要成为……对吗?摆脱酗酒,他就能成为基督徒。

父啊,我祈求怜悯,愿你仁慈,应允我们今晚向你要求的,使我姐妹的病今晚离开,愿她得着她所求的一切。哦,怜悯的天父带来……[原注:磁带空白。]
81

是陌生人,我们互不认识,但神知道我们。姐妹,只要继续相信,所有的疼痛都必离开。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我相信。你不住在本城,是吗?你来自伊利诺斯州,是吗?我说你像是来自伊利诺斯州弗里波特的地方。对吗?你全心爱主耶稣。你丈夫叫詹姆斯吗?威特可夫?或者类似的……哦,是的,嗯,你病得很重,是在骨头里。是肿瘤,我相信医生说在骨头里。对吗?对你无能为力了,只有神能。你接受你的医治吗?你现在相信在这里的圣灵知道万事,说万事,当这恩膏在这里时,如果我祈求我们的天父咒诅那东西,医生就会发现你好了吗?过来这里。

82

怜悯的父啊,我祈求我的姐妹得到神圣的释放。愿她今晚就被赐予释放,脱离这可怕的疾病。你的仆人医生们现在对此无能为力了,但是主啊,你能行事。因为你应许了要在我们里面,说我们……如果我们是照你的形象,按着你的样式被造。你是创造主,借着你的大能,你创造了万物,没有人能像你那样行事。但你赐给我们的是有限量的灵,而基督拥有圣灵没有限量。如果你在这里能创造异象,借着此时在这里的这种圣灵的属天气氛使异象成就……作为神的仆人,我也祈求这根骨骼的构造被重新塑造,愿这根骨头里面的肿瘤此时离开,我按手在这妇人身上,代表神的儿子行事。疾病该受咒诅,愿创造主给我们这位姐妹带来果效,生成一个健康的身体,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姐妹,现在不要怕。尽管去吧,明天把你的见证写给我。神祝福你。好的。
83

你相信,当你坐在那里时,心脏病就离开你了吗?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你信吗?过来这里。全能的神,愿你的祝福降在这男人身上,因为知道撒但会尽可能地送他提前去坟墓。现在我咒诅这可怕的病痛。创造的主,你站在这里,能创造,愿他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弟兄。去吧。神祝福你。你的态度足以带来医治。神祝福你。

就是这样。关键是你的态度,如果你能信的话。我有一件事。你们记住,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些只是将要发生之事的影子。你们相信我;我是靠着神的灵这样说,我最近几年感觉到了。前几个晚上我就看到它成就。一些事就要发生。神必医治。
84

好的,过来,姐妹,我们祈求神除掉那个肿瘤,好让你能吃饭。神啊,创造天地的主,我按手在我们这个姐妹身上。天父啊,我全心尽力向这群人介绍了你。现在我……你在这里能创造异象,创造灵,创造生命,我们只是靠你的大能活着和走动。天父啊,我此时祈求你接受你无用仆人给这个快死妇人的祷告。撒但做了这恶事,把这肿瘤放在她的胃里,但你在这里要除掉它。我咒诅这肿瘤。主啊,你的仆人若在你眼里蒙恩,愿这肿瘤从现在起死去。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咒诅它。愿它萎缩,消失。阿们!神祝福你,姐妹。就是要这样接受医治。只要去,相信,对神要有信心。

85

你相信如果我求神,你就会好吗?呐,我要你全心相信。好的,低头一会儿。怜悯的父,请赐下同情和怜悯。把撒但从她身上夺去的东西恢复给她。主啊,求你应允好吗?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个咒诅离开她,阿们!现在你可以听见我说你能痊愈了,是吗?好的。它离开你了。你的眼睛正在变坏,听力,每个……女士,你有一个老毛病搅扰你很久了。但那一切现在都离开你了,你现在可以去,好了。神祝福你。好的。

86

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你信吗?如果我们的天父如此仁慈,差遣他的儿子为你的医治受死,又将自己化身在他的教会里,并向你揭示要复制他的生命,你肯定愿意接受,得痊愈,是吗?哦,如果你相信,贫血症必离开你。你相信吗?它必离开你。神祝福你,愿神的平安与你同在。亲爱的父啊,你差遣了我们的主耶稣医治病人和痛苦的人,我祈求神的怜悯,愿你帮助她,医治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去吧,全心地相信,你痊愈了。只要对神有信心。神必为你成就事情。

呐,在我看来,瞧?在我看来,似乎会堂里的每一个人此时都应该好了。瞧?它做事,真的。
87

一个灵悬挂在这里一位女士头上,我相信刚才她被祝福了。是个帽子上有东西的女士。你心里还有一件事。哦,你寻求与神更深的同行。对不对?你想要更亲密地与神同行,对不对?那正是你在想的事。喂,女士,你是个真信徒,如果你能……尽管去吧。神祝福你。你必得到。

你相信心脏病要离开你,你会痊愈吗?你相信,如果我奉主的名祝福你,它就必成就吗?父啊,我奉耶稣的名为这个可怜的母亲祷告。她今晚站在这里,患有我们所拥有的最可怕的病,这病杀死了我们更多的人。我祈求怜悯。神啊,我想起当你上山,那十字架放在你的背上磨擦,鲜血流出来,从你的肩膀上冒出来。你单薄的身体倒在重压下。西门过来,帮你背十字架。今晚看看他的儿女。父啊,这是一个人站在这里,想要提升到信心的领域里,在地上活得更久一点来荣耀你。请应允。愿这妇人身上的疾病被咒诅。当能创造的圣灵在这里,愿她的心被重新创造。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我刚才提到心脏病,你还有别的问题,哮喘等等。都一样了。神使它好了。好的。
88

过来,女士。圣灵想要医治。他想要进入人们的心里。要相信他。

好的,女士。我想要你看我,相信我是神的仆人。你那样做。哦,这是你渴望了很久的一刻。你渴望看到这个时刻。你患病。你胸部有个肿瘤。你还有心脏病搅扰你。对不对?你下沉得越深……哦,我看到你在某个地方长途旅行,你去到一个地方。那是……是在我的聚会上。你去到各个地方,想要进入……这是时候了,是不是?这是吗?过来这里。
89

创造万物的天上的神,我在这里,作为你的代表祝福这妇人,咒诅她身上的疾病。你是天上的神,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你在这里称颂你的存在,主啊,你正在做这事,印证神真理的道被彰显。我们的姐妹谦卑地进来,等候,深渊向深渊呼唤。她站在这里,忍不住流泪。为什么?这是她过去几年里渴望的事。她站着。哦,伟大的天父,我们在他的同在中,她身上的病该受咒诅。愿病离开她,愿她活着,强壮健康地服事你。我祝福她,咒诅疾病,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你忠心相信之后,必须接受它。

90

你好,姐妹?呐,你是信徒,是个思想家,安静的人,患有心脏病。主会使你痊愈。你可以活下去。他受死,叫你能活着。你相信吗?我想要奉他的名祝福你。瞧?这是一个男人。我不能做。瞧?但我相信主正在向这群会众见证我在讲的是真理。他为了这目的差遣我。他说:“凡你们在地上做的事,我要在天上做同样的事。若你们在地上释放任何人,我也要在天上释放。”如果我真的在代表他,他已经赐权柄印证,换句话说,使它成真。不是因为我那么说,而是他在这里说那是真理。如果我要祈求你的心脏病得到释放,神必在天上证实。对吗?

91

顺服主的道,我按手在你手上。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作为他的代表释放这心脏病。撒但,你捆绑了她,想要带她去坟墓,她虽然上了年纪,但我们的神不看年纪。作为各各他的代表和神的代理人,我来给你提供证明。你再也不能留在这房子里。你必须出去,因为圣灵—神的侦探在这里,你的隐密处被暴露了。你再也不能隐藏了。靠着全能神的能力,奉耶稣基督的名,这妇人身上的心脏病被咒诅,愿妇人现在得释放。阿们!奉耶稣基督的名去吧,愿神的平安降在你身上。

92

要有信心,低头一会儿。领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神啊,主啊,这个耳聋的妇人站在我面前,一个耳聋的灵住在她里面。她想要痊愈。主啊,她想要这样做,得到这个祝福来荣耀你。主啊,因为你已经差遣我们往普天下去,使万民作门徒,医治病人,我来代表你在各各他替代我们受的苦。因你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这邪恶的东西出现在我的姐妹身上,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咒诅它,宣称有权柄胜过它,我说:从妇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你能听见我吗?你现在听见我吗?你现在听见我吗?像我一样低声耳语。现在你得医治了。你的听力正常了。瞧?神祝福你,我的姐妹。
93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给神。”]耳聋是什么?是一个灵。瞧,就像有东西切断我手的能量。呐,医生会观看妇人,他看了,告诉她……瘦高、戴眼镜的医生。他说妇人耳朵上的神经死了。哦,是什么杀死了神经呢?全身的神经没有被杀死。我们的弟兄、医生,他所知道的唯一的事就是经过那里的神经没有反应。神经从那里经过。她会说话。我想,听和说其实是在同一根神经上,因为同样的灵似乎在同样的神经上。但现在,那神经不会运行了。哦,是怎么回事呢?

94

呐,医生可以观察。如果有一根骨头压到了神经,就切断了能量,所以他可以动手术,把骨头移到后面去。但也许任何感觉都宣告那里没有东西。他看不见,感觉不到任何东西,然而神经死了。哦,是什么使它死了呢?呐,圣经说当耳聋的鬼离了人身,人就能听见。瞧?那是个灵(瞧?),就像其它的疾病。你注意。

呐,站在主的同在中,每个疾病都得离开。但现在,如果你对神没有信心,你心里不相信神,它又会回到你身上。但你留意那个耳聋的妇人。嗯,几天后,如果她没有继续相信神,同样的灵又会回来。瞧?但这是在主的同在中。
95

呐,任何东西,此时如果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同时相信,此时任何事都会发生,必定会发生。关键是事情的气氛。瞧?事情现在会发生。瞧?哦,巴不得我们能看到她完全相信,对我们的天父所做的事有信心。太好了!

坐在那里的姐妹,你在祈求神医治那个脊椎病,只要你全心地相信和接受。你相信主医治了吗?你信吗?如果你接受,就举手。好的。你现在可以离开,痊愈。神祝福你。不要疑惑,要有信心。
坐在那末端的先生,你所祷告的事,你想要除掉那风湿病。你想要除掉它吗?主刚才医治了你。站起来;你好了。他使你痊愈。神祝福你。神的平安降在你身上。只要相信。
96

先生,你相信你到这里之前,你的心脏病已经得了医治吗?就在那里。当你坐在椅子上时,事情就在那里发生了。尽管去相信吧。

父啊,当信心在这人身上时,他知道他现在必须接受,确信病离开了他。我咒诅这个要送这男人提前去坟墓的魔鬼。愿病离开他,永远不再搅扰他,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我的弟兄,当然,你现在感觉不同了,瞧?病离开你了。你的心脏又跳得正常了。只要继续相信。不要接受别的东西。只要继续相信,继续相信。你会活下去的。神祝福你。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给神。”]
97

主说:“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对不对?在信的人,凡事都可能。若是任何男人,任何妇人,在任何地方愿意接受并相信,神在这里行他说他要做的事。

刚才有喉咙病,是吗?是的。你认为主刚才医治了你吗?他医治了。他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神与你同在。
经常有支气管炎。对不对,女士?当她……他来自……那喉咙恢复了,你得医治了。神祝福你。嗯,他正在医治会堂各处的人。
刚才你的肾病也得医治了,先生。神祝福你。是的,好的。
现在你们其他人想要得医治吗?让我们互相按手。
98

全能的神,现在施怜悯,祝福,医治,祝福我们这个弟兄。愿他离开这里,正常,好了,奉耶稣的名。

主啊,对于这群在这里等候的,可爱、甜美的会众。一个又一个小时流逝过去,我们可爱的主耶稣继续与我们同在,祝福我们,向我们每一个人彰显出他自己。主啊,此时我祈求怜悯。知道这里的每一个灵、每个邪灵此时都伏在全能神的大能下,必须出去。
当你们低头时,不管你是谁,来自哪里,或有什么问题,搅扰你身体的一切邪恶疾病现在都顺从我的祷告。我向神的祷告是他医治你们每个人。现在我已经讲了真理。我们的天父已经见证我告诉了你们真理。耶稣基督在这里,使你们每个人痊愈,做这事要应验他的道,证明他说他要做的事,和他过去做的事。他差遣我作他的代表。
不管你病得怎么样,多么糟糕,多么虚弱,不管是什么病,此时,不是明早,此时耶稣基督使你痊愈。
撒但,我咒诅你。你们这些疾病痛苦的灵,你们被咒诅了。你不能压制这些人。神的圣灵今晚在这里创造了一个信心,使你不能站立在他的同在中。你必须离开,从他们身上出来。撒但,我命令你,离开这些人,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