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112 魔鬼的本相

1

耶稣和他们所做的事等等……他叫出了他们的名字。有人说:“不知道那在圣经哪里。”我要读给你们听。在《约翰福音》1章24节,哦,是40节。

40听见约翰的话跟从耶稣的那两个人,一个是西门彼得的兄弟安得烈。41他先找着自己的兄弟西门,对他说:“我们遇见弥赛亚了。”(弥赛亚翻出来就是基督。)42于是领他去见耶稣。耶稣看着他说:“你是约翰的儿子西门,你要称为矶法。矶法翻出来就是:一块石头。”
不但是那里,还有别的地方,经上有很多地方。耶稣凡事都知道,他知道你的名字、地址,你住在哪里,你在做什么,所有的一切。瞧?他只是照他所愿意的揭示。
呐,今晚我想在你们面前用几分钟讲一件事。我想我最好是继续为病人祷告。我想要让你们想起一件事来。也许你们有很多人已经读过了。当我们回顾那件事时,我也想在这里为它找一节经文。
有个……多少人读过去年十一月份的《读者文摘》关于唐尼·莫顿的神迹,就是他在那里得了医治的这篇文章?你们这里有谁读过吗?我看到一位女士,两三个,哦,我想你们很多人读过了。哦,是的。
2

我现在要读《使徒行传》2章。

以色列人哪,要听这些话: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神迹、奇事、迹象,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23他既按着神的定旨与预知被交与人,你们就捉拿他,并借着恶人的手,把他钉在十字架上杀了。24神却将死的痛苦释放了,叫他复活,因为他不能被死拘禁。25大卫指着他说:“我看见主常在我眼前;他在我右手边,叫我不至于摇动。26所以,我心里欢喜,我的舌头快乐;并且我的肉身要安息在盼望中。27因你必不将我的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
3

我们低头一会儿。

亲爱的父啊,我们爱你。我们祈求你赦免我们的过犯,在接下来的这部分聚会和医治队列上帮助我们。主神啊,求你应允你的灵今晚如此地不可抵挡,以至于撒但无法留一点疑惑在人心里,乃愿他们都一心相信,大大地欢喜。愿许多坐在这里患病痛苦的人回家痊愈;愿罪人得救回家;愿退后者回到家恢复跟神的交通。父啊,请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呐,请原谅,我想要移过来一点。我想要留意那块表,这样就不会……我想要在九点开始祷告队列。
4

呐,在《读者文摘》里,那是一篇很好的文章。如果你没有拿到,只管写信来,告诉他们说你想要去年十一月份的《读者文摘》。呐,我说这些事不是想要你们激动起来,走出去;我想要你坐着听完,只有几分钟,你们就能看到这段叙述怎么样,人们变得怎样,人们心胸多么狭窄。

里面有一篇很好的文章,写得很好。呐,当你拿到时,你会找到题目:“唐尼·莫顿的神迹。”
这件事发生时,我在加利福尼亚州科斯特米萨。呐,我不想见证我自己的聚会;我宁愿别人那样做;因为我并没有做什么事,朋友们。那是耶稣基督在聚会上做的事,不是我。
我总是想,在《使徒行传》的写作中,它叫做《使徒行传》。在我看来,圣经的作者,不管是早期的作者中的哪位把圣经汇编在一起,他们称之为《使徒行传》。但我认为它其实是“圣灵在使徒里的行传”,是这样的。瞧?他们行了……使徒从未行过那些事,那是圣灵在使徒身上行事,是圣灵行的事。既然那样叫了,我们就由它那样去。
5

呐,《读者文摘》是像这样写的。它是你很久以来所读过的最生动的一个表达内心的故事,听听这故事是怎么开始的。那是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北部,几乎要到无人区。我在萨斯喀彻温省北部一带举行聚会,从那里一直到……哦,我忘了我们在那里举行聚会的地名;聚会上有一万个印第安人和爱斯基摩人。哦,一个地方比这会堂大很多倍,挤满了人;他们坐在各处,站在外面:来聚会的爱斯基摩人和印第安人。白人……艾伯特王子城,萨斯喀彻温省艾伯特王子城,我记得在那里举行了聚会。

不管怎样,在那里有两个从另一个省下来的聋哑人,生来就又聋又哑。他们俩都得了医治,回到他们的省,能说又能听。
6

小唐尼·莫顿,他得了某种罕见的脑病。家人带他去做检查,各处都放弃他。他们带男孩参加我的聚会。首先,医生说小男孩一定会死。梅奥诊所、约翰斯·霍普金斯……他们在美国各地给他做了检查,大家都放弃了他;没做手术。他们说不可能,因为如果你因此在男孩的头部做手术,马上就会要他的命,梅奥弟兄诊所说。

呐,当然,《读者文摘》没有说梅奥弟兄诊所,因为梅奥诊所会因此攻击他们。你必须留意你在公共印刷品上刊登的东西。所以就有……但你可以在字里行间阅读,明白它的意思,明白它说什么。
7

但我们有磁带录音。故此,在我们的聚会上……你瞧,我们每场聚会都录音。有人来,说:“哦,主对我说:某某……”我们就播放录音带,看看那是不是事实。瞧?这样我们就知道我们在录音带哪一部分有,瞧?

不久前,有个妇人来见我,说:“哦,刚才主说某个妇人会得医治。”
我说:“哦,如果他那样说了,那就是……”
她说:“她还没有得医治。”
我说:“哦,我不知道。”
霍尔弟兄跟她交谈,他说:“我们要播放录音带。”他们问她是哪个晚上,然后回去找到录音带播放。哦,主从未对此说过什么话。
8

妇人来到台上,是个十足的不信者。她是个富有的妇人;这是带她来的女仆。女仆劝她,央求她来。最后女仆像那样领她到台上,主告诉她说她一直在哪里,是谁,问题是什么,问她为什么心里有那么多的不信。她说:“哦。”她想要相信。

圣灵对她说,说完了之后,我说:“主祝福你,医治你,我的姐妹。”她下了讲台。哦,我告诉她,我说:“主祝福你,医治你。”但当神说话时,你听见他,知道那时是谁在说话。不是传道人,而是他在说话。那就不一样了。但我说的话,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我想要她得医治,我为她祷告;但我能做的就这些。
但她说:“主那么说了。”你留意主说的话,留意他告诉人们什么话,然后就知道应该依靠什么。
9

当小男孩……呐,这是《读者文摘》,他们是这样写的。小家伙被带来。他们必须把他放在雪橇之类的东西上,带他从地上过来。他的身体被扭曲了:他的小手因这病萎缩了,双腿耷拉在下面,大约八岁;他的头往旁边侧,两只眼睛一只朝这边,一只朝那边。哦,这真是可怜的景象。小家伙像这样摇晃,发出很可怕的气味。

可怜的父亲,当马在路上拉着他们,领他们出去时,雪橇几乎要翻了。在有月光的晚上,他一直拍着孩子,说:“唐尼,不要怕,宝贝。我们还没有被打败。”他知道两个人在我的聚会上得了医治,他说:“如果我能去到那人所在的地方,神就会为我的孩子做一件事。”
他们最后到了机场,他和妻子不能坐,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钱让他们每个人坐飞机。他们也没有足够的钱坐火车。所以他们只能让这男的带孩子来。他们从萨斯喀彻温省萨斯卡通一路来到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进入旅游者援助协会寻求帮助。
10

当然,看《读者文摘》,上面说他在寻求,说:“神圣的什么?”一个问号。我能想象他们说的话。他说:“不要紧。这人这样相信,如果他为孩子祷告,孩子就会得到帮助;让我们看看我们能不能得到。”他们派遣了报社记者,搭了车,启程去科斯特米萨,离神召会的营地有四十来英里,他们在那里有一所大学校。我正在跟传道人说话。

那天晚上他们带他进来。当我们到达那里时,他们说有两千七百人站在队列里要接受祷告。当然,每个人都必须得有祷告卡。我正在为人祷告。
呐,这是我开始知道的地方。我看到了他们。当他从车上走出来时,他说,所有站在祷告队列里的人,当他们看见那个可怜、衣服破烂的父亲,那个戴着帽子的加拿大人和这个可怜的男孩走来,走过来,他们就往后退。他没有吃东西。他必须给小孩换尿布等等。他没有吃东西,没时间吃。他只是奔跑,喝一杯水,给孩子吃一点东西,然后继续走。哦,那是个凄惨的故事。他一直说:“没事的,唐尼,我们还没有被打败,宝贝。我们还没有被打败。”像那样继续走。
11

人们在那地方看见了,他们站在祷告队列里,排队经过场地,当他们看到这个可怜的人走来,就走到旁边,给他让位子。哦,他到了台上,比利·保罗向他要祷告卡。当然他没有祷告卡。他说:“先生,我甚至不知道我得有祷告卡。”哦,比利和引座员得到吩咐让人们排队上来;那是合理的,是对的,应该那样。我听见他说:“哦,那没问题。我现在该做什么才能得到祷告卡呢?我该去哪里呢?”

他们正在维持祷告队列。我说:“什么事?”
他说:“是一个人没有祷告卡。”
我说:“哦,就让他到边上去。”
我回头看,看见那孩子,有东西对我说:“现在叫他来。”我从未见过那孩子。《读者文摘》将整个事情经过写了下来。
12

我领小孩子上来,没有问一个问题,而是看着小孩子的脸,说:“你带这孩子从加拿大来。你乘大巴来到这里,灰狗大巴。旅游者援助协会帮助了你。”他在那里大约才五分钟。我说:“旅游者援助协会帮助你来到这里。小孩去过梅奥弟兄诊所和约翰斯·霍普金斯诊所。孩子得了罕见的脑病,他们没法做手术。孩子一定会死的。”

他开始大声地尖叫。我为小孩祷告了。他开始大声地哭喊,走下讲台。他转过身,说:“我的孩子怎么样?他会好吗?”
我说:“先生,我不知道。”当我跟他说话时,异象出现了。我说:“是的,你的孩子……三天后,你会见到一个穿着棕色套装的妇人,我想你们是这样叫的:这里是外套,下面是裙子。她有着黑头发,她会告诉你某个能给孩子做手术的乡下医生;你不会相信。但那是你的唯一希望,藉着神的怜悯和那手术。你让医生给孩子做手术。”
13

哦,他哭着下了讲台。哦,孩子接受祷告后,第二天似乎好多了:小胳膊能活动了。哦,他忘了妇人的事;他要走自己的路。大约几天后,他正走在街上,带孩子出去透透气(你知道吗?),让他走在街上,或把孩子抱在怀里走在街上。一位女士说:“哦,先生,你的孩子怎么啦?”

他说:“哦,他得了脑病。”他说:“罕见的脑病。”
女士说:“你知道,我认识一位给那样的孩子动过一次手术的医生,孩子现在正常了。”
“哦,”他说:“可是女士,梅奥弟兄诊所说这孩子……等一下,棕色套装,黑头发……喂,女士,那医生在哪里?”《读者文摘》说了地方,医生是谁。他把孩子带到那里,医生做了手术,完全成功。孩子从手术中出来。他们把孩子带到那附近,孩子能跑了,迎接他的爸爸等人。
爸爸回去种植春小麦或别的东西。呐,这是《读者文摘》没有写的,没有描述的。但我们必须知道其中的事,因为如果你知道了,医院会起诉这家报纸,那就是问题所在之处。后来就有了疏忽。一天晚上有人开着窗户,穿堂风从孩子身上刮过。孩子得了肺炎,患肺炎活了大约两天,就没有了,肺炎杀死了孩子。《读者文摘》写了这事。然后它继续写了一篇很好的文章,不管怎样神迹已经发生了。
14

哦,大约三个月前……

我告诉你们,今晚我要讲“魔鬼的本相”。以下几分钟我要传讲“魔鬼的本相”。下面的……
若是可能,我要写一本书。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读它,我把魔鬼的本相写出来,我跟鬼魔的个人接触。
朋友们,鬼魔就跟你们一样真实。我看到过它们很多次,它们离开……我看到它们离开这讲台。我看到它们,一些有蝙蝠的形状,看上去有长头发垂到腿上。但一个癫痫的鬼看上去像一只有圆腿的乌龟,像这样悬挂着。但通常压制的鬼似乎更像云的形状,好像波浪;当你在另一度空间看到灵时,它发出相当怪异的声音。
呐,你可能认为那是错的,但有朝一日你会明白。巴不得你能戴上属灵的眼镜,查看你的魂、你的疑惑,就会发现它像什么。最大的魔鬼、鬼王就是不信。那是世上唯一的罪。除了不信,没有别的罪。所有这些道德败坏等等:抽烟、喝酒、赌博、犯奸淫;那只是属性。你那样做,是因为你不信。使你那样做的就是不信。如果你是信徒,你就不会做那些事。是的。
15

呐,这就像我认为圣灵的恩赐:圣灵的恩赐不是圣灵;它是圣灵的属性。瞧?医治的恩赐、说方言,所有那些都是属性,是树上结出的果子。瞧?树是首要的东西:圣灵。圣灵就是神,神就是爱。

但奇怪的是,大约三本杂志。我不太确定。这篇文章刊登前三个月,你们很多人读过了纽约了不起的通灵术者派珀太太的那篇文章。这里有多少人读过派珀太太的文章?它在我的文章前三个月左右刊登在杂志上。哦,自从1895年,全世界都想要难倒那妇人。
这里有多少基督徒,请举手,基督徒信徒请举手?我要……我要你从内心深处说:“伯兰罕弟兄,我是个信徒。”哦,你们大多数人都是。好的。
16

呐,我直接对基督徒说话,好让你们能看到正反两面、正面和负面,若是有谁问你们,你们就能给他们答案。

呐,神的一切东西,魔鬼都有仿造物。你去,不管你想做什么。你看到,像这些古老的舞蹈,那是属魔鬼的;但神有一个圣洁的舞蹈给人们。圣经那么说。
对你们所看到的事,我是一个最大的批评者,直到神告诉我要做什么。我发现米利暗在圣灵里跳舞。大卫得胜时跳舞了。哦,许多时候……这一切都是得胜。那是跳舞,圣洁的舞蹈。
17

比如,在圣经中,如果做梦的人做了一个梦,或先知说预言了,他们有一个叫乌陵土明的牌子挂在亚伦的胸牌上。当他们去到这个胸牌前说话,那些光在胸牌上闪烁,神就认可了,那是真理。对吗?如果它没有在那里说话,那就是错的。瞧。魔鬼以那样的样式来到,带来了预卜未来的水晶球。瞧?

神的一切东西,自然界的一切都预表属灵的事。我知道我是个预表学家。我相信每件自然的事都有属灵的预表,你们呢?
18

比如,像这个:当耶稣死在各各他时,是什么要素从他的身体出来?水、血和圣灵。对吗?呐,任何传道人,任何信徒都知道那是构成新生的东西。对吗?那个构成了新生,《约翰一书》5章7节:“作见证的有三:就是水、血、灵。”他们扎了他的肋旁,水和血流出来了。他说:“我将我的灵交在你的手里。”那些要素从他身体出来,需要同样那些要素把你带进他的身体。那个构成了新生。

呐,什么构成了自然的出生?这是一群混杂的听众,但是听着。首先是水、血和灵。瞧?一切东西,自然和属灵的一切都预表在一起。注意。认识神,你就会看到他在自然界中的伟大运行。你在日落和鲜花中看到他,在到处看见。你可以在你周围看到他,因为他就在你周围。那给了你完全的信心,你跟他相爱,他跟你相爱。他爱你,预定了你,在创世以前预先定下了你,带你来这里,拯救你,洗净你,用他的灵充满你。哦,你怎么能怀疑呢?瞧?那给了你一套完全的信心。当你知道那些事,那给了你勇气,你知道自己站在哪里。
19

呐,回到我们的题目上。这妇人,他们带……她只是个家庭主妇,普通的妇人,派珀太太。你们有这文章。《读者文摘》会很高兴寄一本给你。我还剩一本,或者我说我可以把它给你。其中的一位经理巴克斯特先生有一本。

他们在里面写了十页她的内容。早在五十年前,她就开始魂游像外,跟死人谈话。呐,那是通灵术,是属魔鬼的。
他们带她到英国。她难倒了他们在英国最好的女巫。他们带她到意大利等各地,她难倒了他们放在她面前的任何东西,因为她一直对死人说话。
他们去意大利,找到一个能说英语的人,带他到英国,使他穿得像英国人,假装是英国人,叫出他一个死去的朋友,他会告诉他,告诉他,“哦,记得我们拥有的美好时光,”他们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等等。《读者文摘》说,不久前在这里证明了某个政治家认为他在一场降神会上亲吻了他成了幽灵的母亲的手,但第二天早上在治安法庭上证明了他亲吻的是一块粗棉布:只是一个骗局。
20

但是有一个真实的中保;而那妇人是属魔鬼的。也有耶稣基督的神真实的灵。呐,耶稣在圣经中说,末后的日子,它如此相似,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派珀女士的文章一发表,世上发行最大最广的杂志……那两篇文章一齐发表,只是相隔一点,这奇不奇怪?

呐,谈到全国不懂圣经的传道人,他们写了几百封信给我:“好的,伯兰罕弟兄,我们现在清楚地看到你站在哪里。就是这样。那个通灵术者在那里,她还在纽约活着,现在一百多岁了。”《读者文摘》说:“完全聋了,坐在那里。”但科学世界照看她,因为他们把她当作豚鼠来用。他们必须在下面说:“我们必须说,当人在世上不复存在时,他们存在于别的地方,因为她把他们叫上来了。”她去了各处。他们为各种事试验了她。她召来了死人的灵。哦,你不需要那样做,圣经如此说。但那是属魔鬼的。
21

呐,传道人往我的办公室投了很多信,以至于秘书的箱子都塞满了。“就是这样,伯兰罕弟兄,这清楚地表明……我们知道你是个通灵术者。”

所以我坐下,写了一封套用信函。呐,仔细听。这是我告诉他们的话。我说:“弟兄们,如果你们对神的认识就是那些,你们就应该从讲台后面出来。”绝对没错。“如果你们对神的认识就是那些,你们就不需要站在讲台后面;因为撒但可以对你们做任何事,你们却一无所知。”哦,那是个耻辱。
22

呐,朋友,让我告诉你一件简单的事。你有两本杂志,自己读那两篇文章。呐,首先,如果我……如果末日有两个灵,耶稣说……当然,那些鬼魔的灵正在兴起,肯定是的。它们一直都在这里;它们会一直在这里,直到耶稣再来。它们就住在人里面,人们却不知道。它们给人们不洁的习惯、疾病和各种的……一切都是由灵引起的。

耳聋是个灵。你知道吗?医生说耳聋是因为神经死了。但又是什么使神经死了呢?是什么使神经死了呢?圣经说:“聋哑的灵从人身上出去,人就能听见。”对吗?所以那是个灵。
癌症是个灵;肿瘤是个灵。那一切的东西都是。癫痫是个灵。耶稣斥责魔鬼;得癫痫的男孩摔倒在地上,发作了最厉害的一次。但当他从这次恢复过来后,癫痫就结束了。瞧?很多人说:“哦,他没得医治。看看他;他发作了最可怕的一次。”但那是这一切的结束。瞧?
23

注意。呐,妇人……如果今晚我给你们在这里的任何人一美元,说:“这是……我给你这个信封。”我说:“那是一美元吗?”

嗯,你会说:“当然不是。”魔鬼对这类以假换真的事太精明了。
但耶稣说:“两个灵如此相似,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如果我给你一美元,它就得看上去很像真正的一美元,不然你马上就会认出来。对吗?朋友们,魔鬼就是这样过来的。它不是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的灵是个敌基督的,但那不是耶稣所说的敌基督。任何东西……
敌基督的灵如此虔诚。正如我告诉你们的,该隐跟亚伯一样虔诚。那些事下来,他们是兄弟。以扫和雅各……一切都是……
基督,犹大和耶稣。有人在各各他只看到三个十字架。但实际上有四个。耶稣,这个贼和那个贼。“凡挂在木头上的都是被咒诅的。”犹大把自己挂在一棵梧桐树上。对吗?他跟耶稣一样挂在十字架上:在一棵树上。
呐,神的儿子从天上来,又回到天上,带着悔改的罪人。从地狱来的沉沦之子,他从地狱来,又回到地狱去,带着不悔改的罪人。“你若是?”对神话语的那个问号,“你若是神的儿子……”
但另一个罪人从未试图去弄明白;他说:“主啊,求你进去的时候记念我。”瞧?
24

呐,仔细留意这点,那些正反两面。呐,如果我给你一美元,如果你是个聪明人,你对那美元首先做的是,如果它看上去,它取出来,看上去完全像美元,你首先要做的是拿起来,触摸它。真正的美元不完全是纸,它是丝。它里面有价值,是这个使它成为美元。

哦,现在我们把这个道理用于这两个:把派珀太太放在一边,而在另一边,把我自己放在另一边,代表神。瞧,整篇文章……你们自己读它,看人们在这点上多么心不在焉。
过去五十年,在她所有的经历中,她根本没有一次提到过神、基督、复活、神的医治或任何事。一切都是某个人很久以前做的某种胡闹和闹剧:根本没有价值,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
但留意这边。它一直是传讲悔改:归向基督、神的医治、复活、基督的再来。它的价值证明了它是什么。对吗?
25

呐,另一件事。如果你对这美元还有一点怀疑,就记下它的号码,带回到造币厂,看看美钞上的号码是不是跟造币厂的一致。如果一致,那里就有一块银元等候它。对吗?

哦,把那妇人的话拿到圣经中看,把我为主做的事拿到圣经中看,看哪个是对的。圣经是造币厂,是那位证明它的。如果这个不宣告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么妇人不过就跟隐多珥的巫婆一样。没错。如果你想知道它们是什么,它们俩都在造币厂。但松散……
你说:“怎么样?”当我们讲这点时,如果你们原谅我多讲一会儿,就让我在这里讲一下我的说法。我要在这点上停一会儿,因为我感到有东西要告诉你们。
26

这里有一个频道。我在人面前不讲这点。在我自己的一生中,我有很多神和我之间的秘密。但瞧,有一个像这样的频道,那是必死之人生活的地方。那是一场狂欢、黑暗和罪恶。偶尔你看到一个小白点或一道光。耶稣说:“你们是放在山上的光。人点灯不是放在斗底下。”那是在这团必死之人空间里的基督徒。哦,沿着这条路往下走,下一个空间是不认识神就死了的不义之人的魂;第二个空间是鬼魔;这种三位一体的第三部分是地狱。不义之人的魂、鬼魔和地狱。

这里还有一个三位一体。当我被提到第三层天时我看到,第一个也是灵:圣灵;第二个是天使;第三个是天堂本身。呐,这些在这个空间的必死之人要么被那里,要么被这里影响。
27

呐,那妇人发生了什么事呢?她闯入了这里这个空间,好像隐多珥的巫婆一样。她招来撒母耳的灵。呐,圣经,我知道,很多人为此争论,说那是某个人模仿撒母耳。但圣经说那就是撒母耳。我相信那是撒母耳,因为神在他的圣经里说是。

呐,保罗,哦,扫罗去见先知。先知没有为他看异象。于是他求主给一个梦。主没有给他梦。于是他去跟乌陵土明说话,乌陵土明也不为他闪烁。于是他乔装打扮,悄悄地去见隐多珥的巫婆,说:“为我招撒母耳的灵。”
巫婆招来撒母耳的灵。当撒母耳上来时,巫婆脸伏于地,说:“我看见神明从地里上来。”对吗?“我看见神明从地里上来。”她害怕了。注意。撒母耳穿着先知的袍子站在那里。他不只是站在那里,他还知道扫罗。对吗?
28

我可能在这里塞了一点加尔文的教义,但我想我最好保持安静。

有人告诉我说:“扫罗失丧了。”当一个人真正从神的灵重生,跟神呆在一起,他就没有失丧。他不可能失丧。一粒麦子除了结麦子,不可能结别的东西。是的。那个人后退了,那是真理,但他没有失丧。
瞧这里。我要在这里证明这点。注意。巫婆招来撒母耳的灵,撒母耳认出了扫罗,说:“你既成了神的敌人,为什么来找我呢?”
呐,你们浸信会应该给我喊一下“阿们”。为什么他……“为什么?你既成了神的敌人,为什么招我呢?”
注意。他说。撒母耳不但站在那里,而且他仍然是先知。阿们!他仍然是先知,他说:“明天你要倒在战斗中,你儿子要跟你一同倒下。明晚这个时候,你要跟我在一起。”如果扫罗失丧了,撒母耳就也失丧了,对吧?嗯。
29

扫罗从未自杀。一个非利士人杀了他。你们任何通读过这故事的圣经读者都知道这点:一个非利士人杀了他,大卫因此杀了这非利士人。是的。注意,扫罗受伤了;这是真的。但他……一个非利士人杀了他。大卫杀了非利士人,因为大卫说:“你取了神的受膏者的性命。”扫罗自己是个先知。

但是,呐,我的天主教徒好朋友,不要不同意(如果你不同意的话),这是因着友谊。瞧?呐,记住,我的家人也是天主教徒。但是,等一下。
天主教会相信死去之人的代求或圣徒相通。这纯粹是一种通灵术。
新教教会在他们自己自造的使徒信经里(圣经中从来没有那样的东西),他们说他们相信神圣的罗马天主教会,他们相信圣徒相通(这把新教带进了通灵术)。他们看到神的灵在一个人里面运行,却想要宣称他是魔鬼,而他们自己才是魔鬼:在自己的信条里承认。
30

弟兄,我告诉你,有时候我们需要被剥皮,被打磨,才能看到自己站在哪里。你们不这么认为吗?可能是,是的。任何人……如果那些圣徒……呐,我不是谴责天主教圣徒。但瞧,隐多珥的巫婆之所以能招来撒母耳的灵,是因为撒母耳不能进入神的面前;他在乐园,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不能除罪。但自从耶稣死了,他除掉了罪,除去了罪,信徒现在进到了神的面前。他不能回来,耶稣在《路加福音》里说,他谈到财主。财主回不来。所以,如果你向某个已经去世之人的任何种类的灵代求,那灵在神与基督(神和人之间唯一的中保)之外,你就是在称作宗教的通灵术里面。呐,通灵术在哪里?所以,要谨慎你对神的灵所说的话。瞧?圣徒相通就是通灵术。

31

注意。这些在祭坛下的魂……这些魂,我是指……耶稣在这里……我刚才读到题目。大卫总是看到他在面前,说:“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因为你必不将我的魂撇在阴间,也不叫你的圣者见朽坏。”

比这更好的一节经文是在《彼得后书》,他说耶稣死了,去向那些在黑暗锁链中、在监牢里、等候永恒审判的魂传福音;当耶稣在各各他死后,他去向那些魂、在挪亚宽容的日子里不悔改的不义之魂传福音。
32

让我们来讲这点。耶稣站在地上。最荣耀的……许多时候你必须从字里行间读才能明白圣经。

我想起了古时的约伯,他说……他全身长了毒疮,人们来说他怎么……他妻子说:“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
他说:“你说话像个愚顽的妇人。”他全身长疮,坐在炉灰中。
一次我传讲这点讲了大约三个月。一个妇人写信来,告诉我:“伯兰罕弟兄,你什么时候让约伯离开炉灰呢?”
他在刮毒疮。妇人走到门边,告诉他说他应该弃掉神死了。
他说:“你说话像个愚顽的妇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33

我要你们注意,当约伯死的时候,他指定了埋葬的地方。然后亚伯拉罕来了。你们作读者的,要留意字里行间的内容。这点没有写在道中,你们必须从字里行间读。它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就藏起来。当约伯死的时候,他指定了埋葬的地方。

亚伯拉罕来了,当撒拉死的时候,他买了一块地:买了这地。你们知道他怎么用几舍客勒的银子买的,在靠近约伯安葬的地方。他埋葬了撒拉。当他死的时候,他与撒拉葬在一起。
亚伯拉罕生以撒。当以撒死的时候,以撒与雅各同睡,哦,是与亚伯拉罕同睡。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雅各死在埃及,但他说:“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为什么?哈。“要把我带回到巴勒斯坦安葬。”为什么?“把我跟我的列祖同葬在洞里。”
34

雅各生约瑟;我们知道他是基督完美的预表。哦,当约瑟死的时候,他说:“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为什么?他是先知。他预先看到其他人没有看到的事。他说:“把我带去巴勒斯坦,把我跟我的列祖同葬。”四百年后,摩西带着约瑟的骸骨,葬在了巴勒斯坦。我纳闷为什么。

约伯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这身体被虫灭绝以后,我必在肉身之内看见神,我自己要看见他,亲眼看见他,并不像外人。”神站立在地上,他要看见神。
亚伯拉罕说:“如果约伯会看见神,那么我要跟他同葬,这样我就也能看见神。我要把撒拉葬在那里。”把他们都葬在那里,因为他们知道复活初熟的果子不是出自埃及,而是出自巴勒斯坦。
就是出于这个原因,今天我说:去得到你们所要的一切嬉戏和世界吧。那些在基督里睡的人,在复活的时候神必将他们与基督一同带来。所以,把我葬在耶稣基督里,因为我知道那是复活兴起的地方。想怎么叫我就怎么叫吧:圣滚轮,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只要我葬在基督里,向世界藏起来。那是复活兴起的地方,由圣灵所生、向世界上的事死去的基督徒,在世人看来癫狂,举止愚蠢。那是进入复活的人,正如圣经所说的。是的。弟兄,要从字里行间读。
35

注意。我妻子给我写信,说:“亲爱的比尔,这样那样……”我读到她说的话,然后我从字里行间读;因为我爱她,我知道她在讲什么。跟主相爱一次;不要停下来争论事情,只要跟主相爱,主就会启示给你。向神学院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这被证明是真理。哦,你们几乎有了两千年来证明自己的争论,你们失败了,甚至三分之二的世人还从未听说过耶稣基督。

给我五百个从神的灵所生、被圣灵充满、为神火热的人,我一年为神的国所做的就比整个教会在两千年里所做的更多。是的。他们会相信神迹、奇事、异能,实实在在,不是表面相信,而是真的从神的灵所生。是的。我们需要的是神的节目。是的,等一下。我们来讲这些事。
36

当耶稣死的时候,他是神的儿子。我相信他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我相信耶和华神荫庇了一个童女,在没有嫁人的马利亚的子宫里创造了一个血细胞。这细胞繁殖,出生,就是神的儿子,耶和华降临,住在他儿子里面。神在地上,跟我们同住,在一个叫做他儿子耶稣基督的人里面。就是这样。如果你不信那个,你就失丧了。是的。

不久前,无神论者跟我争论,说:“传道人,你是要告诉我那妇人没有嫁人就可以生孩子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不可能;不可能。”他说:“这是违反所有科学法则的。没有雌雄的实际接触,甚至玉米也不会结出子粒。”
我说:“是吗?”“我想问你一件事。你承认马利亚,耶稣有一位母亲吗?”
“是的。”
“可是神不可能是他的父亲。”
他说:“没有像神这样的事。”
“你是指伟大创造物的伟大圣灵不可能创造血细胞吗?”
“不,没有这样的事。马利亚跟约瑟有了关系,就像我们现在一样的疏忽。他们因此开始了一个宗教。”
我说:“先生,我想要问一件事。第一个人是从哪里来的,无论是蝌蚪、猴子,不管你想要说它是什么?第一个人,他是从哪里来的呢,他的爸爸妈妈是谁呢?根据你的陈述,事发之前,他必须有爸爸妈妈,那么,第一个人是从哪里来的呢?无论他想要成为任何东西。”是的。
在一棵老松树下十五分钟后(那天我和伍德弟兄经过那里),我带领他归向基督了。阿们!他回答不了。当然回答不了。根据他们的陈述,他必须既有父亲又有母亲。他是谁呢?谁造了第一对人呢?
哦,他们是……我喜欢比利·信德就禁酒令所说的话。“他们的争论比用饿死的小鸡的影子熬出的汤还稀。”呐,那得有多稀啊!是的。他们根本就没有站得住的腿。是的,先生。神是神,且赏赐那寻求他的人。是的。
37

注意。当耶稣在各各他死的时候,他说……地上的一切都知道那是神的儿子。神说那是神的儿子。神闭塞天,黑暗遮盖大地。神不能观看自己的儿子死,然而他的儿子为了赦罪将自己的血献上。

罗马百夫长手捂着心口,说:“那真是神的儿子。”
加略人犹大说:“我卖了无辜人的血。”大地说那是神的儿子;在大地震中,磐石崩裂,他死了。万物都认出他是神的儿子。哦!我要叫祷告队列,不该讲这个,但我此时感觉真好。
38

仰望他!如果你们能忍受一些古时的高粱糖浆和山核桃烟熏火腿,请容忍我一会儿。瞧。神的儿子降临,屈尊,说:“我将我的灵交在你手里。”就断气了。圣经说他去给那些在监牢里的魂传福音。阿们!那是什么?就是派珀太太闯入的这些人,那些在监牢里、在挪亚预备方舟神宽容的日子不悔改的魂。

39

我能看到他,让我们做戏剧性描述。我能看见他下到失丧灵魂的第一个空间。[原注:伯兰罕弟兄敲。]敲门。门开了。许多漂亮女人、可怜女巫、男人的哀号,大家都在尖叫哭喊:痛苦。“哦,巴不得我能离开这里。”

他敲门;门打开了。永生神的儿子以属天的身体站在那里,说:“我是以诺所说要带着千万圣者降临的神的儿子。我是挪亚所说的那位。我是从伊甸园以来女人的后裔。诸天刚为我作见证了。大地为我作见证了。犹大为我作见证了。罗马兵丁为我作见证了。天父为我作见证了。呐,你们要知道我在这里是要应验神的道。”哈利路亚!
每个鬼都知道他在那里。哦,当他在地上时,他们叫喊呼叫,“我们知道你是谁,你是神的圣者。”他们知道他,即使连传道人都不知道。他们知道他是谁。
他们叫喊:“放我们出去。”
他说:“为什么你们不悔改呢?”砰地关上门。他去到鬼魔下面,穿过鬼魔的队伍,他们尖叫、喊叫,退后。他们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当他赶出污鬼,从格拉森人身上赶出群鬼,群鬼进入猪群里面,淹死了。他们看到那圣者的同在来了,走过那里。他们像一群蟑螂一样躲藏,就像夏天蟑螂正在啃咬苹果,这时灯开了一样。这让我想起一些传道人,当你打开福音的光,他们就散开。“不要去那里听那个。”让我想起夏天大群的蟑螂。它们可以在黑暗里敏捷地行走,但是打开灯一次。是的,是的。
40

耶稣做的第二件事,他走过另一个三位一体,去到地狱。我能看见他向门走去。[原注:伯兰罕弟兄像是在敲门。]撒但走到门边,说:“哦,你终于到这里了,是吗?”

“是的,我来了。”
“当我杀了亚伯时,我还以为我得到了你。当我得到亚伯时,我还以为我打中了你。当我把但以理投在狮子坑中时,我确信我得到了你。当我斩了约翰的头时,我以为那时我得到了你。哦,当你在十字架时,我认为我得到了你。但你终于来了。”
耶稣说:“是的,我来了。我为了一个目的而来到;你把惧怕和战兢加在人们身上够久了。我下来接管。”是的。哦,他说:“我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
“哦,我有权力;亚当犯罪了。”
“但我偿还罪债的血在十字架上还是湿的。”是的,先生。“我下来接管。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给我。”耶稣把天国的钥匙给了彼得。是的,先生。他说:“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给我。”你们注意,当耶稣复活时,他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挂在腰上。他说:“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给我。”然后伸出手,揪住撒但的脖子,[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把撒但摔倒,脚踏在撒但身上,伸出手,把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夺了过来。耶稣说:“你愚弄人们够久了。回到你所属的地方吧。”耶稣把那些钥匙挂在腰上。“现在我是老板。我的血为了赦罪和疾病洒在十字架上了。你再也不能把他们留在这里了。将会有相信我的人。你不能用疾病捆绑他们;你不能用惧怕捆绑他们。他们必相信。”哈利路亚!死亡和阴间的钥匙。
41

他升上来了。弟兄,接近黎明了。我能看到大晨星环顾坟墓。第三日到了。哈利路亚!第一……

等一等。他还有其他人在乐园里。所以他没有忘记任何人。“慈爱救主,莫忘记我,垂听我祷告。”
乐园里有一些魂: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撒拉,那些忠信的人,他们相信先知的应许。他们躺在那里,带着公牛、山羊的血等候,那是耶稣自己的血的影子或预表。我能看到耶稣走上乐园,[原注:伯兰罕弟兄敲。]敲门。亚伯拉罕打开门:“你是谁?”
他说:“我是亚伯拉罕的后裔。”
我能听见但以理说:“什么?那是我所看见的非人手凿出的从山而出的石头。”
我能听见以西结说:“我看见他以极快的速度过来,看上去大有能力,脚下有灰尘。”哦!
我能听见先知说:“我过河之前,在河边整夜跟他摔跤。”哈利路亚!
42

约翰,不同的人都认出了他。他说:“是的,弟兄们,束上腰,复活近了。还有大约十五分钟,坟墓就要打开了。我公义的血在那边为你们洒了。你们在公牛和山羊的血底下等候我,那血不能带你们到父的面前。但我流出了自己的血,除去了罪。现在我们要回家了。过来,你们的……”

亚伯拉罕说:“过来,撒拉,”拉住撒拉的手臂。我能听见亚伯拉罕说:“我的主!”
他说:“是的,我的仆人,你想要什么?”
亚伯拉罕说:“我们能在耶路撒冷短暂停留吗?我想要看看我和撒拉多次闲逛的一个地方的老城镇。”
“当然可以,我要上去与门徒在一起四十昼夜,必须在他们出去前给他们更多的讲演。好的。我们要做短暂停留。”
大约那个时候,神的天使滚开了石头。全地发生了地震。圣经说在基督里睡了的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以不朽坏的身体走出坟墓,像他自己荣耀的身体。什么?
43

我能看到该亚法站着说:“祭司们,今早这一切的响声是什么呢?”

祭司们说:“我不知道。唯一的事是,有人在城里到处出现。一些人宣称他们是古时复活的圣徒。”
“哦,”该亚法说:“我不知道。喂,那对过来的年轻夫妇是谁?”
那是撒拉和亚伯拉罕走过来,说:“瞧那里,亲爱的。你记得我们在那边走下山的那个老地方吗?”
“是的,我记得。”
“什么?哦,哦,我们被人看到了。”他就消失了,好像主所拥有的那种身体,穿过墙体进入房子。他们甚至不知道……他自己荣耀的身体。他们走在地上,向众人显现。哈利路亚!是的,有四十天。哈利路亚!
原谅我。不,不是原谅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不,弟兄,没有形式化的东西;神没有形式。
44

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四十天后,一天,耶稣的脚开始从地上升起来。他对门徒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你们会被称作算命的;你们会被称作魔鬼;你们会被称作世上的一切;但你们要赶鬼。阿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耶稣上去了。我能看到撒拉和亚伯拉罕、他们所有人都加入了他。哦!他们上去了;经过了月球、众星。耶稣在前头,旧约圣徒在他身后走。哈利路亚!他们可以看见那边建造得四方的大城:珍珠门。我能听见旧约的众圣徒,他们伟大的得胜者、伟大的征服者走在他们前面。哦,自从他将幔子裂为两半,他就是大能的征服者。
45

他跟旧约的圣徒在一起。我能听见他们叫喊:“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荣耀的王要进来!”

我听见天使们说:“那是什么?”
“抬起头来,永久的门户,你们要被举起。荣耀的王要进来!”
我能听见天使们叫喊:“荣耀的王是谁呢?”
“万军之耶和华,战场上有能力的耶和华,他是荣耀的王。”哈利路亚!
我能看见加百列走出来,他挺着胸,按下按钮:门开了。耶稣走过街道,跟旧约的圣徒一同得胜,走过街道。哈利路亚!得胜!走到父的面前,说:“父啊,他们在这里。他们都存着信心死去,仰望这个时候。”哈利路亚!
我听见父说:“我儿,做得好!上到这里来,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所有的仇敌做你的脚凳。”哦,哈利路亚!
哦,我迟了半个小时;我不想要那样。神正在使每个仇敌做他的脚凳。所有的魔鬼都在他的脚下,所有的疾病都在他的脚下,所有的罪都在他的脚下。我们在他里面,靠着那爱我们的主得胜有余。
46

呐,现在一个信徒死去,他会直接去到神的面前。约翰在拔摩岛上说:“那些在祭坛下的魂喊着说:’主啊,还有多久呢?还有多久呢?’”

“还有不久,等到他们更多地被叫做’圣滚轮’,在那里完成了那一切的事,跟你们遭受了同样的事。”他看过去,看见他们走来,许多人,没有人能数过来,没有人能数过来:穿白袍的圣徒,手拿棕树枝等候。他说:“这些人是谁呢?”
长老说:“他们是从灾难和逼迫中出来的,上来,用羔羊的血把自己的袍子洗白了。他们昼夜在神面前。”我想要跟他们一同被数算,你们呢?你知道我……
47

我想要见耶稣,你们呢?

那是我想要做的事。当我地上的旅程结束了,我最后的歌,最后的讲章,这本古老的圣经在某个地方合上了,我观看,站在床周围,我儿子和女儿、妻子——我所爱的人站在那里。我想要举手歌唱:
快乐日,快乐日,耶稣洗净我众罪孽!
主教导我警醒祷告,每天生活真是喜乐。
当这间旧房子里面有漏洞时,我想要溜出这房子。我想要把它丢在这里:
血肉皮囊,如衣得脱;灵魂上升,同主永乐;
高唱圣歌,拱立金墀;永必忆念,祷告良辰。
48

我希望靠着神的恩典,那天能站在他面前,见到你们今晚在这里的每个人。当我站在那里,站在他的威严中,在他伟大的同在中,天军站在周围,他们知道你心里的每个意念。哦,我能走到主跟前,说:“我的主啊,我以你所赐给我服事的东西尽我所知道的做了。你赐给我一个神圣的恩赐做先见。我所知道的我都做了。我尽我所知道的传讲了你的道。主啊,这些人跟从了。”哦,什么?我若能摸他的脚,亲吻他所走过的地,快步过去……如果他会在你们众人的宫殿那边某个地方给我建一座小木屋,我会很高兴。

神祝福你们。今晚他在这里。我宣称他:他是我的主,他是你们的主,他是我的医治者,是你们的医治者。我知道我在讲什么。他在这里。你们相信他吗?我们低头。
姐妹,你可以到钢琴这边来一下吗?我本不打算讲道,朋友们,只是从那里面出来有点难。
49

我们的天父,主啊,原谅我。你被误解了;为什么我们不该被误解呢?不要搅扰我们。你告诉我们说我们会被误解,所以我们被误解了。我们感谢主,我们能忍受羞辱,感谢主,你赐给我们机会。我们现在祈求你祝福这些人。他们很多人在这里病了,有需要。

主啊,除了把福音传给他们,把你说的话告诉他们,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可做。靠着你所赐给我的神圣恩赐,如果今晚你……如果我在那里传讲了,做错了,求你赦免我。我祈求你差遣神伟大的天使,他站在我旁边,帮助我,这伟大的恩赐、天使,从神面前差来的服役的灵藉着他的仆人服事神的旨意。你说他将他的奥秘显明给他的先知。他的传道人是燃烧的火。
我祈求你今晚祝福。推翻一切的敌人,愿你的灵可爱、甜美地进来,祝福我们大家。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50

我要你们保持敬畏。你们相信,如果我们祈求祷告,你们就像那样坐在那里,神会医治你们每个人吗?我不知道在我走进聚会前,会众有时候会想什么。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在想:你们想要祷告队列;那是你们所要的。那是事实。

呐,博斯沃思弟兄,那在我的聚会中行不通。事情就是这样。需要祷告队列。呐,当我一提到那个,要看那是什么时,那堵墙就倒了。瞧?这里每个人都想要祷告队列,接受祷告。好的。
你发祷告卡了吗?它们是什么?U卡。多少张?1到100。好的。我们必须……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叫到。我们必须一次叫一些人,为病人祷告。神是不是……通常在讲道中,嗯,那是另一种恩膏。我要你们在祷告中记念我。祷告卡U。U,祷告卡U。[原注:磁带空白。]
51

晚上。我们是陌生人吗,女士?我不认识你;你不认识我:在世上根本没有接触过。她从未见过我。好的,这使我们成为完全陌生的人。哦,如果你病了,你来我这里求帮助。帮助从神而来。但你相信我是你的弟兄,是吗?你相信吗?你曾读过主的天使向我显现的那本小故事书吗?你曾读过那个吗?没读过,只是像那样来了。哦,神肯定会帮助你。

呐,如果我们的主耶稣站在这里,他知道你,是吗?他知道你曾做的一切事。所以他能告诉你。哦,你跟我是陌生人,如果他藉着至高、神圣的恩典,让我知道你的一些事,像妇人在井边,或无论主说什么,你会接受你的医治,是吗?你知道这里必须有某种超自然的东西在做那件事,是吗?你必须知道它是来自超自然的源头。你知道它是从超自然来的。但是你对那个的态度将决定你的医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你相信神仍然跟他过去一样吗?你相信他是一样的。呐,你有哮喘病在搅扰你。你还有妇科失调。那次检查证明了,我相信他说里面有囊肿。对吗?是真的吗?哦,如果每个字都是真的,我不认识你,只是看到和听到那人告诉你的话;看到你在家里是什么等等;那是超自然。对吗?我借着同样的灵告诉你,如果你现在接受耶稣作你的医治者,你就会回家,得痊愈。你接受吗?神祝福你;让我祷告。
天父,我祈求你祝福我们的姐妹,愿她回家,痊愈,纪念你伟大的道说:“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这样做,阿们!姐妹,现在欢喜快乐地去,为你的医治感谢神。
52

好的,过来,先生。你们这里有多少人是第一次来,现在全心相信?请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那足以向我证明此时他在这里。”你们愿意举手吗?说:“我相信。”谢谢你,谢谢你。你们每个人都是新来的。主祝福你们。

呐,我是……朋友们,你们明白我不是医治者,我无法医治任何人。若是我能,我肯定会。我站在这里看到这个瘫痪的妇人,我肯定会下去医治她。我知道她有什么问题;我知道她的病在哪里;我知道这妇人也是一样的。她们俩都瘫痪了。是的。瘫痪了一段时间。我知道有一点阴影挡在你后面。如果你能越过那点阴影,你就能从那里起来,走出会堂。是的。如果你能……但我不能领你超越那阴影;你自己的灵必须像那样把你举起来。就是这样。有一点……你想:“哦,我处在这样的情形中,我实在……”瞧?不要那样想。神能医治你,就像他能医治牙痛一样。[原注:磁带空白。]走近那个。是的。
53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你是病人,是吗?好的。有时候那样说话,我知道我前面有一个会众,使我有点觉得我……恩膏,如果我进入恩膏太深,它会伤着我。你知道吗?异象开始移动,我不是很清楚要做什么。

呐,你有没有……你是个信徒;我现在看到你是个基督徒。呐,因为我知道,当我一捕捉到你的灵,你的生命似乎很欢迎。你很清楚有样东西在附近。那是……你曾在报纸上见过那位天使的照片吗?瞧?我们这里有。他们用科学方法拍到了。在附近的正是这个。
你是个传道人,你是个传道人,你是卫理公会的传道人。对吗?你姓奥班宁。对吗?你是……他们叫你霍华德,是吗?霍华德弟兄?这正是你的名字。你在那里患了某种结肠病,引起了皮疹,出现在你的……有某种爆发。是不是真的?
你有个妻子,几年前或不久前动过手术。是胆囊炎,对吗?它引起了严重的后果,她现在有心哮喘。那些事是真的吗,先生?是吗?我不知道它告诉了你什么,但它是事实吗?是事实。好的。这里有东西知道。对吗?那是主的天使。瞧?我的弟兄,他能使你痊愈。
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祝福我们的弟兄,亲爱的神,医治他。愿他的病,不管是什么病,从今晚起结束,因为他敬畏地上来,相信你的儿子耶稣基督从死里复活了,正如主所应许的,今晚活在教会里。神祝福我的弟兄,我祝福他,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他的医治,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弟兄。上路去吧。瞧?神与你同在。
54

好的。比利,或者伍德弟兄,这是病人吗?你是信徒吗,姐妹?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或主的传道人?我捕捉到那个了。是圣灵那样说。你瞧?凭我自己,我注意不到我在说什么。瞧?但你相信神在这里帮助你吗?除了靠着从神来的神圣启示或异象,我帮不了你。借着那样做,我也许能帮助你。你身上有很多问题。你有关节炎,这是一样。你有心脏病,这是另一样。你有胃病,这又是一样。你有肾病,又是一样。是真的吗?我看到,似乎有医生跟你交谈之类的。我看得不清楚。

等一下。我想再跟你交谈。有一件事发生在那里,我没看见。你愿意……我想再跟你谈一会儿,好像耶稣跟妇人交谈。哦,主在这里。哦,你里面有问题,喉咙里有某种堵塞。那是由你得了多年或不久的支气管炎引起的。对吗?很久了,那是个……你现在相信吗?瞧?异象越多,就使我越虚弱。你接受医治吗?
主啊,医治她,父啊,我祈求你怜悯她,愿她今晚从这里出去,完全痊愈。我奉基督的名祈求,阿们!神祝福你,姐妹。不管什么都是事实,是吗?如果是真的,现在就去,得医治,奉耶稣基督的名。
55

好的,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神差遣我帮助你吗?

先生,你哭什么?你在哭。你相信神医治你的前列腺炎吗?你想要吗?站起来。现在接受你的医治。回家去;前列腺炎离开你,奉主耶稣的名。
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全心相信吗?你发生过一次事故,伤了……是你的脖子和腿。你未能完成一次登记什么的。是不是?很久……伤着自己了。你的问题是在你的后背。在这里和那下面造成这样的是一根紧张的神经。那些事是事实吗?如果可以,请你让人们知道,那是事实吗?事实?每一点都是吗?哦,不管主告诉你什么,那不是我。那是我的声音,但我去了别的地方,在某个地方看到你。在我看来似乎是,我不肯定;但在我看来似乎有一件事发生在你身上。是吗?你没有完成一件事对吗?嗯。那是事实吗?那是神在证实我已经讲了真理。这就是真理。耶稣在各各他死的时候,医治了你。你现在接受吗?过来。
神啊,为了证实你的道,应验你的儿子耶稣基督说的话,我按手在我的这位姐妹身上,他相信她正站在你的同在中,不是她弟兄的同在,而是耶和华神的同在。神啊,我祈求你祝福她的信心,愿她去痊愈;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祈求。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去作见证。让我们听到结果如何。
56

过来,姐妹。现在你们尽可能地敬畏。异象使你感觉如此怪异。我的嘴唇感到好像很厚,拉扯全身。请不要走动。安静坐一会儿。祷告,直到我能稍微清醒一些。你们都相信吗?主耶稣在这里证实他的道。我祷告你们会相信。如果他不能使你们相信,我努力又有什么用呢?

姐妹,现在看我一会儿,让我能看到你。只要敬畏,我想要跟你交谈。瞧?你跟我一样是人。我必须捕捉你的灵才知道,看到。但你为别人站立。是你妈妈,一个不能来聚会的年长妇人。她的胃有问题,是……哦,医生说是癌症。妇人要死了。她要求你来,为她站立。我看到当你出门时,她说要你代她站立。那是事实吗,女士?
我们的天父,将你的祝福赐给她。主啊,不管她的要求是什么,求你应允她的医治,我祝福这个可怜的妇人,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姐妹。去吧,照你所信的为你成全。事情将是那样的。神祝福你。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
57

过来,女士。要有信心。你全心相信吗?好的,女士。我要你看我这边一会儿。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不配那样说,我对自己的生命感到羞愧,对自己感到羞愧,甚至羞于宣称是主的仆人;然而靠着他的恩典,他使我成为他的仆人,我的手代表……我的手怎么能代表他的手呢,因为我的手不圣洁,要代表他圣洁的手。但是谁的手圣洁呢?我们都是在罪里生的,在罪孽里成形的,来到世上说谎话。

呐,等一会儿。会众中有个鬼在向这妇人尖叫。在那里那个妇人身上,你有哮喘,是吗,女士?你也有,是吗?哮喘。好的。站起来。是的。穿黑外套的女士,站起来。是的。你们两个现在都回家去,得医治了。神祝福你们。去吧,奉耶稣的名。
让我们说:“赞美主!”好的。我感到那些鬼在互相召唤。
58

过来,女士。全心相信。你相信那肾病好起来,回家,痊愈吗?请说:“主耶稣,谢谢你医治我。”神祝福她,医治她,天父,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应允。阿们!阿们!

过来,女士。当我对她说“肾病”时是不是怪事,因为你有同样的病。只管继续走,说:“主啊,我感谢你医治我。”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是的。
你相信吗,女士?全心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你是阿们派的吗?你很可爱,我欣赏你对基督耶稣的信心。在印第安纳州福特维恩,你们很多人在那里得了医治。一个阿们派传道人为我证婚。你们的忠诚令人欣赏。
你患有……我看到你特别是傍晚在房间里,一件事发生了。哦,是的,你咳得相当厉害。那是哮喘。对吗?晚上睡觉,你几乎睡不了,太严重了。对不对,在房间里你必须照顾自己?呐,神知道那是真的。你相信你会痊愈吗?姐妹,你往前走,我可以祈求神帮助你吗?
全能的神,创造天地的主,祝福这个妇人,我奉你的名祝福她,愿她从今晚起得医治,把这信息带给她的家人,耶稣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是医治一切疾病的伟大医治者。我奉他的名祈求,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姐妹。欢喜地上路去吧,相信,得医治。
59

好的,女士,过来。那是个可怕的鬼魔。它使你一直眩晕不安,是糖尿病。你明白吗?但神能医治你那个病。此时站在你我之间的,好像白色的血液滴下。瞧?因为必须注射胰岛素等等才能把它压下来。我祈求神医治你。现在你愿意接受,接受你的医治吗?

神的儿子耶稣啊,愿这个可怜的魂现在来到各各他,从各各他那神圣的血液接受输血,只要她活着,就永远不需要另一次注射了。哦,我为她祈求这个祝福,奉耶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现在欢喜地去吧。快乐地去吧。你想要回去,或无论你想怎么去。好的。
60

过来,女士。如果神说话,说你有什么问题,你会接受你的医治吗?你会接受吗,你答应我吗?哦,你的卵巢有问题,是引起流脓的妇科病。对不对?好的。你现在回去,好了。向右转,说:“主耶稣,谢谢你。”或者这样回去,不管你想怎么去,说:“谢谢你。”

当我那样对她说话,是不是怪事?因为你患有同样的病,她的病离开的同时,你的病也离开了你。神祝福你,去,痊愈。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
怪事。你有同样的病,女士,对吗?妇科失调。只管继续走。你也相当紧张一段时间了,是吗?不要担心那个,那是引起(你瞧?),可能引起提前绝经。只管继续感谢神。是里面溃烂了,但现在它被除去了。去,相信神,你必痊愈。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
61

过来,全心相信。要糖尿病等等好起来。回家去,痊愈。你全心相信神吗?相信他此时会医治你吗?让我按手。你想要我按手在你身上。好的。

主耶稣,我祈求你医治她。愿她去,痊愈,奉耶稣的名,神祝福你,姐妹。
好的,过来,女士。过来,先生。全心相信。当然,我看到你戴眼镜,这是由你的眼睛引起的。任何人都能看到这点。也许还有别的问题,神会向我揭示。人们说:“嗯,当然,知道你的眼睛像那样在变坏,看到你眼睛上的那个地方。”我们不会讲那个,因为你知道。但也许还有别的问题。神会揭示。是的,先生。你全心相信吗?你也有心脏病。对吗?好的,现在往前走。你相信吗?神祝福你。去,痊愈,奉耶稣的名。
62

过来,女士。你来的时候要全心相信。你全心相信,如果神能在这里帮助你……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相信他会使你痊愈吗?你全心相信吗?安静站一会儿。

是的,是坐在那里的那位女士。你有胃病,是吗,姐妹?请说:“是的。”胃病?你也有胃病,是吗?你俩都得医治了。回家去,吃你想要吃的。
坐在你那边的第二位女士也有胃病,就在那里。坐在那里的另一位女士也有胃病。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吗?是溃烂引起的消化性溃疡。你回家去,吃你想要吃的。神祝福你。
坐在你们中间的女士有疝气。对吗,女士?你相信吗?回家去吧。
什么问题,先生?你全心相信吗?好的。你有心脏病和风湿病,你相信神会使你在那里痊愈吗?如果你相信,就能好起来。坐在旁边的,你知道,你有胆囊炎,胆囊炎。对不对,先生?好的,你也可以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回家去。你可以得痊愈。神祝福你。是那样的。回家去,你得医治了。昨晚站在这里想要相信,现在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回家去;你痊愈了,好了。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
63

过来,女士,你过来,女士。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主的仆人吗?全心相信吗?早上起来很艰难,是吗?早上关节炎搅扰你太厉害了。如果我告诉你它消失了,会怎么样呢?你会相信吗?走下讲台,像个年轻女士一样走路。往前走,好了,奉耶稣基督的名。要对神有信心。哦,圣灵现在能做何等的事!

过来,先生。你相信吗?如果神揭示你的病,你会接受医治吗?你的血液里有糖尿病。神必使你痊愈。去相信吧。神祝福你,弟兄。让我们说:“感谢神。”
过来,先生。你全心相信吗?当我说心脏病时,什么使你跳跃呢?因为搅扰你的正是心脏病。对不对?呐,你可以回家去,好了;如果你全心相信,耶稣基督必使你痊愈。
父啊,我祈求你医治这男的,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没有这个,他很快就会死;我祈求你帮助他,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弟兄。神与你同在。好的。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
64

神祝福你,姐妹。你为小男孩相信吗?妇科病。这里这位女士……你相信他会好起来吗?他会停止发作吗?屡次发作,是癫痫病。你来自城外,来自一个丘陵地区,有很多的……我说要么是加利福尼亚州,要么是弗吉尼亚州,其中一个。我要说弗吉尼亚州。对吗?

呐,这是癫痫病。我要每个人低头。给我把孩子带来。到这里来,孩子。记住,这是那个要离开的。我要每个母亲和孩子靠紧些。我不负责任。
记住,若是有事情发生,如果你是批评者,现在是你离开的时候了。癫痫病是一种比任何病带来麻烦更多的病。我没有说我能。借着神的帮助,我相信我能使它离开孩子。但是记住,它会在房子里。
现在你们低头,不要抬头,直到你听见我说抬头。瞧这里,孩子。神的儿子耶稣基督为你受死,宝贝,使你能痊愈,使这东西得以离开你。哦,如果耶稣使你痊愈,你愿意一生服事神,服事他,做一个年轻人吗,如果神让你活着的话?如果他召你传福音,你愿意传讲他要讲的东西吗?你愿意那样做吗?
全能的神,你将耶稣从坟墓领出来,这魔鬼抢劫了这里这个孩子,我相信,看到他的生命还有未来。那就是为什么我基于这个考虑领男孩到这里,我祈求你怜悯这孩子。你这称作癫痫的鬼魔,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我靠着永生的神命令你从男孩身上出来,离开他,从这房子里出去,不要折磨其他人。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捆绑你,打发你离开这孩子;靠着神的儿子耶稣在各各他替代受苦的权柄,我要求你离开这孩子。
瞧这里,孩子。母亲,现在癫痫离开了他。病离开了。现在你只管继续相信;它们不会回到他身上了。神祝福你,宝贝。神祝福你。往前走,你的病也结束了,姐妹。你回家去。愿神祝福你。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现在抬起头来。抬起头来。我想事情会这样发生的。我相信那男孩会有前途。我看到了一件事。我弄不清楚是什么,因为我此时太虚弱了,但我认为一件事显明给了孩子。
65

现在要敬畏。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他。我看到一个女士坐在那里祷告。圣灵悬挂在她头上,一道光环。那是……她的臀部有问题。你患有神经问题。你正在祷告希望我对你说话。对不对,女士?当你做祷告时,在那里穿白衣的女士,对不对?我看见你了。好的。你现在会痊愈的。你会好的。

有个可怜的老人坐在那里,手臂夹着拐杖。看这边,先生。你相信我吗?是的。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信吗?好的。你最近中风了,使你处于这个状态。它一定是;你穿过同样的衣服。一两天前你去看过医生。医生把某个东西放在……是放在你心口上。他说你有心脏病。他摇摇头,说你活不了多久。对吗,先生?如果我处在你的位置上,我会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医治者,把那拐杖扛在肩膀上,从这里出去,荣耀神。神祝福你。像那样得到老式圣灵信仰的一些勇气在你里面,然后走出去。神祝福你。现在,把拐杖扛在你的肩膀上,继续走。你得医治了。
66

让我们说:“赞美主!”你们现在相信吗?多少人相信?请举手。现在你们低头。

天父,我奉你儿子耶稣的名祈求你,愿你赶出一切的污鬼,在会堂里的每个鬼,愿它们都离开,愿这里的每个人都完全痊愈。
神啊,你站在这里,一个又一个小时,用神迹随着来证实你的道,主啊,这世上的这些人还要不信你多久呢?神啊,应允每个不信的灵和每个疑惑此时都从这群人身上被赶走;愿你复活的儿子来到他的位置上,赐下力量和能力。愿这里的每个人此时都得医治。
主啊,愿残疾的走出去;愿每个拄拐杖的人都走出去,把拐杖扛在肩膀上。愿坐轮椅的人今晚把轮椅推在前面走出去。愿所有得心脏病的都欢喜地走出去,得医治。主啊,愿每个人都得医治。我靠着耶稣基督在各各他的受难谴责每个鬼,耶稣在那里赢得了胜利,我说每个鬼都被打败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要求鬼离开人们,阿们!
叫神儿子从死里复活的全能神此刻使你们每个人痊愈。你们相信吗?如果你们相信,就站起来。扔掉拐杖,从座位上起来,神使你们每个人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