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110 我必恢复

1

现在我要问你们一件事。今晚来教会前,我跟神有一个约定。我说:“神啊,你帮助我。我想要遵行你的旨意,如果你今晚帮助我,我要在我的祷告队列中尝试不同的事,如果你帮助我,让我能去到更多的人那里。”

接着我出现了这个思想:“哦,我相信我要对他们讲一点道。”
呐,我要你们祷告。我要用今晚和明晚,若是神的旨意,星期四晚上回到例行的聚会上。我想要看神是不是……我把这个放在神面前,好像一块羊毛,当我求他时,这是他告诉我的话。我把神说的话记在这里了。我说,我对他说,我说:“我该怎样举办我的聚会?有人说我没有为足够的人祷告。”
主说:“只要照你感到被带领的方式。”所以那是……看,“只要照你感到被带领的方式”。我今晚感到被带领这样做,这就是为什么我这样做。
2

在《约珥书》1章4节,我读这节经文。你们许多圣经学者都熟悉。

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蝗虫剩下的,蝻子来吃;蝻子剩下的,蚂蚱来吃。
继续读,我们现在翻到大约11节,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农夫啊,你们要惭愧;修理葡萄园的啊,你们要哀号;因为大麦小麦与田间的庄稼都灭绝了。12 葡萄树枯干;无花果树衰残。石榴树、棕树、苹果树,连田野一切的树木也都枯干;因为人儿子们的喜乐尽都消灭。
3

第2章,那是非常黑暗的章节。约珥借着启示说话,谈到地被吃尽,虫子……一只虫子经过,昆虫吃了一些东西,剩下的,另一只虫子经过,吃掉剩下的。另一只虫子经过,吃掉剩下的。葡萄树都枯干了,草场也都枯干了,牲畜要死了。它们都得说在土块下面的所有种子都腐烂了,看上去像是没有希望的事。

今晚我正读这经文,刚好读到第2章,我坐在房间里祷告、读经。我读到2章25节的这节经文。
我差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那些年所吃的,我要恢复给你们。26 你们必多吃而得饱足,就赞美为你们行奇妙事之耶和华你们神的名。我的百姓必永远不至羞愧。
4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主啊,我不知道要说什么,但是以这个方式管理这聚会……我祈求你今晚赐我恩典,使我在天军和这群人面前蒙恩,让我能把你的事教导他们。主啊,我将自己交托给你,祈求你祝福。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我想要……由于是在一个基要派教会长大,我仍然相信基要的教义。但我认为圣经里的一切东西,我们都应该回到《创世记》的起初,把它拿起来。如果你想找出今天发生的任何事,你就回到起初。“创世记”的意思是“起初”,它是圣经的种子篇。
呐,起初,神创造万物,万物都是从那一样东西进化来的。比如,最近我站在山上,俯瞰大草原,树木是多么不一样。上面有铁杉,下面一点是云杉、冷杉,再下面是松树,然后是颤杨。从那里你就进入了蒿属植物,进入草地了,然后是沙漠。
那些植物每一样都有开始。瞧,每一样植物,如果我能逐层逐层分解它,就会去到一个胚芽,即形成那棵植物的生命细胞。同样的胚芽,不同的性情,万物各从其类:鸟从鸟;狗从狗;人从人。不管是什么,都各从其类。
5

我以一棵树为例,它长起来,掉下一些果子,另一棵树从中长出来了,往下进化。人类也是一样,动物也是一样。鸟儿下蛋,雄的和雌的,照它们繁衍的同样方式继续。花草树木也是一样。但我把每棵树等等带回去,回到第一个胚芽开始的地方。然后我又会回到《创世记》,是吗?

哦,正如自然法学家、年代学者和许多人今天说的,他们说某个地方有一个伟大、控制的灵。他只是说:“要有。”事情就是这样的。一切都是从灵或生命开始创造。那不是智力。
6

为什么神说:“这棵树要成为棕榈树;这棵树要成为苹果树;这棵树要成为山核桃树;那棵树要成为橡树”呢?瞧?每棵树跟别的树都不同。是什么做到的?这表明说出这些存在物的这个伟大存在,不但是个伟大的存在,而且还是一种智慧。它是一切智慧的源头。这是神。

神说:“要有棕榈树。”棕榈树跟山核桃树有什么不同呢?瞧?没有……嗯,白天与黑夜也一样。瞧,它们从未……如果神是……如果有事情刚发生,一切都将是一棵树。但要显明神为不同的地方造了树,显明背后有一个智慧拣选这些东西要在某个地方。就像他拣选……
7

神是一位多样化的神。整个基督教都奠基在复活上。如果我把这封信掉在地板上。呐,复活不是用这个替代它;复活乃是把掉下去的同一封信拿回到它的位置上。对吗?因此,基督教是奠基在复活上,当我们再回到地上时,我不会是某种有翅膀扇动的天使。我将像现在一样是一个人,复活了。

在复活中,将会有……我们互不相同。我们一些人将是黑头发,一些人是金发,一些人是红头发等等。神是一位多样化的神。他没有把万物都造成一样的。他造大山、小山、平原、湖泊和沙漠,他造大树、小树,白花、蓝花、粉红色的花。他是一位多样化的神;他的存在由多样性组成。
8

当我们出生在这世上,长大到大约二十二、三岁的年纪,我们处在最好的状态。我们在成长。接着,首先你知道,皱纹出现了,灰头发进来了。死亡进来了,要把我们从这世上夺去。神这么命定了。但死亡所能做的就是使我们跟这个世界分离。在复活中,当我们再回来时,我们再也不会衰老,而是在那身体中永远年轻,永远与神一同活着。是的。稍后我能用圣经在有关亚伯拉罕他们的另一个主题上证明这点:我们将来是什么。

每个老人,不管你多么老,如果你是基督徒,在基督耶稣里死了,当你的脚接触到那片有福的土地时,你就会再变回到年轻男人或女人。我能用圣经向你们证明这点。何等的想法!嗯,任凭魔鬼发哼声、吹气、趾高气扬,做他想要做的一切事,一点也吓不到我。我知道神已经说了什么,我相信神是真的。是的。
9

回到《创世记》,我们晓得从前发生了不同的事。瞧这里。比如,巴比伦最初出现在《创世记》。呐,我们必须留意巴比伦。它又出现在圣经,大约旧约的中间,后来又出现在《启示录》末日的时候,巴比伦。

它最初开始是称作“神的门”。后来它称作“巴比伦”,“混乱”的意思。它是由含的孙子宁录建立的。那是偶像崇拜最早开始的地方,也是偶像崇拜结束的地方,仍然是在巴比伦。它一路下来。每棵树,你都必须通过时间,通过圣经带上来。
呐,让我们回头讲教会。阿们!呐,我想要你们注意在植物的根部。呐,如果我们能看到你在田间有的是什么样的种子,就能发现你会有什么样的庄稼。对吗,农夫们?发现你有什么样的种子。哦,让我们回到《创世记》,看看我们在哪里。
10

耶稣在《马太福音》13章说:“撒种的人出去撒种。”他解释那是地。仇敌来,在后面撒稗子,仇敌就是魔鬼。农夫(传道人)说:“让我们把它们薅出来,把它们拔出来。”

主说:“不,不。容它们一齐生长。”注意!如果种子开始在杂草旁边长出来,它们一齐生长。当第一根嫩芽长出来时,它们往两边长,两边都一起凋谢结籽。我们总是抱怨世界怎么样,世界怎么邪恶;你没有认识到教会比过去更有能力。我不是有意要震聋你们,但如果可以,你在上面控制那个。
如果说我此时感觉到有点兴奋,确实是的。哦,我认为我们正在谈论永恒的事,永不灭亡。
11

留意这些人类。最早从伊甸园出来的两个必死的人是亚当和夏娃,他们生了两个儿子。一个是含,对不起,一个是该隐,一个是亚伯。我能看到整个伟大的永恒面朝下,时间到了,他们被赶出伊甸园,被逐出去,自力更生。

有两个男孩,两个都出自同一位母亲、同一位父亲。后来他们……他们俩都想要蒙神的恩惠。
呐,我相信天使把守生命树。当然,那生命树就是基督。死亡树是女人。借着女人的出生,我们都死了。借着基督的出生,我们都活了。简单极了。但是那……呐,我对什么是罪和第一个罪是什么有自己的看法。如果我告诉你们,你们会不同意我,所以我就自己守着。
12

不管怎样,天使开始拔出发火焰的剑,把守这棵生命树。注意!该隐和亚伯都想要蒙神的恩惠。阿们!瞧,该隐远不是共产主义者;他也不是无神论者。该隐是个信徒。现在穿上你的防震马甲。该隐是个信徒,是敬拜神的。

如果神要求的只是一个信徒,该隐就跟亚伯一样公义。如果神要求的只是信心,神因该隐对他的信心定该隐的罪,却接受亚伯,就不公义了。是的。
但该隐来献祭。瞧,该隐建了祭坛,一个教会。该隐跟亚伯一样献了祭物。该隐敬拜神。他从没有作为不信者上来;他作为信徒上来。他像亚伯一样举手敬拜神。哦,如果神所要求的只是教会会员、祭坛、敬拜、祭物,那该隐就跟亚伯一样公义。
13

如果你属于教会,去教会,把名字记在教会册子上,一个奉献十一的好人,礼拜的人,真诚,这个仍然不是。没错。我不想要伤害你,但我必须跟你一同站在审判台前。神要求的比这个更多。如果神要求的只是这个,在这点上该隐就跟亚伯一样公义。

呐,我要你们注意:该隐建造了大而华丽的祭坛。我能想象他是种田的人,用复活节的鲜花等等充满祭坛,使祭坛美丽。他是撒但的本性。
今天,我们有教堂的钟声、长毛绒的凳子和别的一切,想要蒙神的恩惠,那不是蒙神恩惠的方式。
每个复活节,你去教会,他们祝你圣诞节快乐!因为圣诞节前他们再也见不到你了。到了复活节,炫耀一顶新帽子或新软帽,一套新衣服,拿来一大束复活节鲜花放在祭坛上。神不要复活节鲜花在祭坛上,他要你在祭坛上;你是那个应该在祭坛上的人。
14

看到我们偏离得多厉害吗?难怪我们不能相信神的医治。你本末倒置了。在你能正确相信之前,你必须让事情正确地运行。在你能正确看见之前,你必须让这个在这上面,让那个在这下面。你能相信之前,这里面必须有用来相信的东西。

神的儿女是从神的灵重生的,神是个灵,他说话,世界便存在。你今晚所坐的地球就是神道的物质化。一个从同样灵重生的人相信神能做万事,为万事信靠神。但如果你没有从神的灵重生,你就不能相信,因为你还是属地的。你仍想要建造一个好教会,把唱诗班放进教会,把天使般的嗓音和类似的东西放进教会。那不讨神喜悦。若是那样,起初该隐就被悦纳了。
15

但该隐放下祭物,他双膝跪下,举起手。我能听见他美妙的祷告,他很整齐、有韵律地把祷告念出来,想要蒙耶和华的恩惠。“这是我带来和放下的工作。我建了这个教会,做了这些事。我努力工作,这是我所得到的一部分。我放在这里。耶和华啊,我献给你。我能蒙恩吗?”他不是不信神的,他是个基要派。他跟另一个人一样基要。

但神借着拣选。阿们!这稍微震动了你们,因为我是在对五十万人讲道,这里有一半阿米尼亚派信徒。瞧,神是借着拣选呼召亚伯,赐予奖赏。
16

亚伯来了,没有漂亮的东西。他从羊群中取了一只小羊羔,他没有激动。他没有做别的事;他不想要建又大又华丽的教会。他没有建这个、那个和别的。他只是出去,拿一根葡萄藤缠在一只羊羔的脖子上,把它拉过来。我不认为他们当时有什么麻绳。所以他们拿着一根葡萄藤上来,拉着一只羊羔:何等的景象!把羊羔抱起来,放在石头上。我不认为他们当时有小刀,所以他们拿了一块锋利的石头,把羔羊的头往后按,开始用石头砸羔羊的喉咙。何等的景象!血开始飞溅,落在羊毛上,可怜的小家伙要死了,咩咩叫。神从天上往下看,赏赐了亚伯。

17

那是什么?借着拣选,属灵的头脑知道属地的事不蒙神喜悦,亚伯献上了生命和血。它说的是什么呢?四千年后,神的羔羊,脖子上缠着一根绳子,被带去各各他。在十字架上,万古的磐石流血,他的羊毛——头发垂下来。血滴在胸脯上。

正如比利·信德说的,每棵树上都有一位天使坐着,说:“只要松开你的手,指一下,我们就会把事情改变。”但他是神的儿子。
当它死的时候,当这只羊羔死的时候,羊羔说了另一种语言,咩咩叫,叫喊。亚伯不明白;当然,亚当……该隐,或亚伯不明白。
18

当耶稣死在十字架上,他在地上被人离弃了。他说了另一种语言。当他说:“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神的教会……从那时到今天,提升了同样的种子,得到了同样的结果。总是借着血,借着圣灵。

哦,当别人为赢得奖赏而在血海中扬帆时,我岂能躺在安逸的花床上被带到天家?
想一想。那些树……留意那些藤长出来,弟兄们。在方舟里……真希望我们有时间,但时钟越走越远了。瞧这里。在方舟里有乌鸦和鸽子。它们都落在同一根栖木上。其中一个属敌基督,另一个属基督。你能判断它们的唯一方式是借着它们的本性,借着它们的习性。乌鸦愿意吃世上死去的腐尸,呆在外面,但鸽子必须回来。为什么?鸽子没有胆汁。在它身上发生了一件事,它不能消化世上腐烂的东西。
19

每个从神的灵重生的人也是这样,他是蒙拣选的,不能消化世界上的东西。他会凭信心来到父面前。当他听见老式的圣灵聚会,你就无法绑住他,即使你要绑。是的。从神的灵重生的……

鸽子没有胆汁,没有苦毒。它没有到处走,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他们没有经过正确的那种神学院或公墓。”不管怎样,神学院和公墓是一回事。
我总是为孵化器孵的小鸡感到难过,就像我对神学院的传道人感到难过一样。一只孵化器孵的小鸡只是叽喳、叽喳、叽喳,却没有妈妈可找。一个通过神学从机器孵出来的传道人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是的),他对神的认识还不如霍屯督人对埃及骑士的认识。阿们!
反正你们要称我“圣滚轮”的,最好现在就开始叫吧。是的。你说:“那对一个浸信会信徒来说太严厉了。”哦,我是一个得到了圣灵的浸信会信徒。是的。
20

呐,弟兄,总是……留意那些葡萄藤。耶稣说:“容它们一齐长。”呐,我要你们注意另一处。如果你们想,我们可以讲到以扫和雅各。双子还没有生下来,借着拣选,神拣选了雅各。《罗马书》9章那么说,要坚定神拣选人的旨意。

让我们继续往下讲一点。我们以以色列人为例。这是一个很好的停靠点。神借着拣选的儿子——以色列人上来了。相信超自然的教会上来了。神的教会总是相信超自然。也总是有基要的教会站在这边,跟他们一样相信基要,却否认超自然。是的。
那就是今天的问题。我们正在全国各地举行这些复兴会。它纯粹是延长的聚会。我们今天需要的不是站起来接受基督作个人的救主,而是跪下去,直到被圣灵充满,神把你印进神的国里。那是教会今天需要的。你们知道那是真理。就是这个原因,我们只是……不是握手或加入教会,或带着证件从一处去到另一处;而要把名字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它会永远留在那里。阿们!是的。
21

就是这样。在他们上去的旅程中,我能看到他们必须经过摩押人的地。呐,摩押人跟不信神的相差很远,他是基要派的,是罗得女儿的儿子,摩押族就是从这里繁衍出来的。他的堂兄以色列人上来了。这位巴勒王去雇了巴兰出来咒诅这群人。你能想象试图咒诅信徒吗?

注意巴兰这个堕落的先知。神选了一只老驴,用方言跟他说话,责备他。是的。圣经这么说。神做了一切事,想要把那些人转过来。看起来他们就是听不进去。是的。
22

但记住,他是基要的。你说:“哦,伯兰罕弟兄,荒唐。”好的。等一下,看这是是不是真的。留意神的道,看你能不能接受。是的。

巴兰出去了。他献上他的祭物。注意。他建了七座坛。谈到基要,弟兄,他是十足的长老会信徒。他建了七座坛。他在坛上献了七只洁净的公牛,洁净的祭物。对吗?不但如此,他还献了七只公羊,说的是耶稣基督的到来。对吗?神的羔羊——公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以色列人在底下献了同样的祭物。对吗?在这里献了同样的祭物。
23

瞧。如果你想要持守基要,那么巴兰和巴勒……他召出全国所有的勇士,所有的哲学博士、神学博士、文学博士,把他们聚集在冒烟的祭物旁边。他们要献祭物。他们都低着头站在那里祷告。瞧,从基要上说,他们献的祭物,跟以色列人在下面献的祭物是一样的。

呐,从基要上说,他们俩都是正确的。一个跟另一个一样真实。那里有七座坛,神所要求的七只公牛,七只公羊。那里有燔祭。这里也是燔祭,两个都向同一位神祷告。
24

如果那不是今天的图画,我就不知道为什么了。那些基要派的,没有谴责另一个;他知道自己在道中说的是什么。我长大,成了浸信会的。不要在道上谴责他,他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但朋友们,差别就在这里。听着,现在安静坐着,让你的杯充满。

注意。跟这里的差别是什么呢?两者都基要,两者就像该隐和亚伯。那是同样的藤长出来的。但神在用神迹奇事印证以色列。他们是一群圣滚轮。你说:“伯兰罕弟兄,以色列是圣滚轮吗?”是的,先生。
弟兄,当他们经过红海时,摩西在灵里歌唱,米利暗拿了手鼓,开始跟以色列女子一起跳舞。如果那不是圣灵的聚会,我就从未见过一场了。肯定的,他们是一群圣滚轮,但神用超自然的神迹奇事印证他们。他们有火柱、被击打的磐石、铜蛇。哈利路亚!绝对没错,我的弟兄。那就是为什么当你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时,你可以大胆地站稳。是的。
25

留意看他是什么。他们有火柱悬挂在头上。对吗?肯定的,他们在教义上是基要的,摩押人也是。但神在印证以色列人。今天也是一样。你可以去神学院,照你想要的方式学习圣经,但直到你从圣灵重生,神的大能进入你的生命里,弟兄。不然你永远不会相信神迹奇事;不会相信神的医治和大能;不可能相信的。

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美好、老式、天蓝色、杀死罪的宗教席卷这个地区,需要古时圣徒保罗的复兴、圣灵的洗再回到教会里。阿们!最好的防御,比任何原子弹更好的防御被创造了。是的,从基要上说。但神正在印证他的教会。
26

今天,教师们可以说:“我能用圣经向你们证明。”那是真的,但迹象在哪里呢?就是这原因,我离开了基要的树,过去,成了一个圣滚轮。我看到事情出现。我很高兴我来到这里。是的,活在中间。

哦,他们有了一切的事。肯定的,他们跟对方的母亲同居;他们做了世上每件卑劣的事。我要你们注意,那个基要派教师在上面很好地把那些指给巴勒看。他说:“现在领他们过这里来,我要指给你看边界的地方。”他们今天就是这样对圣灵教会做的,显示边界的地方、腐败的地方。我们承认我们有,但你们也有,只是你们可以掩盖得更好。就是这样。是的。不要告诉我;我知道浸信会传道人、卫理公会传道人和所有的传道人。他们跟那些圣滚轮的传道人做的一样。没错。都是属乎人的肉身。哦,让我告诉你们。他们在那里可以掩盖得很好。
27

但注意。巴勒很好地指出了边界的地方。但我要你们注意当那个老伪君子回来时,神告诉他的话。神说:“你不可说我没放在你口里的话。”巴兰说:“我从山顶观看他。”哈利路亚!“不是从边界的地方,而是从山顶上。我查不出雅各中有罪孽。”哈利路亚!阿们!

为什么?有一根铜蛇走在他们前面。有火柱;有赎罪祭除掉以色列人身上的罪。那是拣选。神要领他们过去,是或不是?神赐给他们无条件的约。“我要拯救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你们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在基督里死了,披戴亚伯拉罕的种子,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阿们!我感到兴奋了。
28

瞧,让我告诉你们。不久前,去年,我喜欢打猎。我在加拿大的一座小山上打了一会儿猎。我下去。一天晚上,我在旷野迷路了,我骑着马回来。我想要找到回去的路,没有路,离硬质路面的公路有一千一百英里远,没有跟踪猎物踪迹的路。

我看见一幅景象,让我想起了这节经文,就是今晚临到的地方。我下去,经过几年前被火烧过的地方。这被火烧过的……有一片老树立在那里,又大又老又高,挺直的松树,曾经是站立在君王、祭司台阶或住处的大树。风刮过那些树,它们随风起舞。
29

但一场火烧过来了,把所有的树皮烧掉了,把所有的生命烧掉了。它们站在那里,月亮照耀着。你谈到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首先你知道,风开始刮。风呜呜地刮……那风从那些树中间经过,听起来很悲哀。呜、呜、呜……我想:“哦,求神怜悯!”

我站在那里,心想:“主啊,为什么我今天迷路了呢?为什么你带我到这林子里呢?”我想:“哦,让我在这里研究一会儿。月亮照在那些树上,看上去像古墓碑。”我想:“是的,主啊,我明白。”
30

这让我想起一些冷淡、形式化的老教会,站起来,想要做一个大教会。但剪虫剩下的,蚂蚱来吃;卫理公会剩下的,浸信会来吃;浸信会剩下的,长老会来吃;直到他们把教会的生命全吃掉了。当神赐下一阵大风时,他们只是站着,走,“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没有像神医治这回事;没有像神的大能这回事。呜呜呜。”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唉声叹气,逆来顺受。哦,为什么?他们里面没有任何生命。

哦,无疑他们会说:“我们是树。”是的,先生。但你曾经是,现在呢?你们卫理公会不相信神的医治。
31

我站在神龛下,约翰·卫斯理曾在那里传讲神的医治,他们放出猎狐犬把他的会众赶跑。他用手指指着那人的脸,说:“你要……太阳照在你头上三次以前,你要叫我为你祷告。”这人当晚就死于肌肉抽筋。

卫斯理来这里时,一天他骑马探访一个妇人,马跌倒了,摔断了腿。卫斯理从马上下来,取出膏油,说:“主啊,你造了这匹马,如同你造了我一样。”把油倒在马身上,用油抹马,上马,骑走了。
32

嗯,你们曾经是卫理公会的,现在却死了。等一等,我也要讲一下你们五旬节派。是的。没错。这个剩下的,另一个来吃;这个剩下的,另一个来吃;剪虫剩下的,蚂蚱来吃;蚂蚱剩下的……

首先他们开始有这个,他们说:“哦,我们要把那个除掉。”他们去了公墓或神学院,都受了了不起的教育。他们开始教导神学。他们今天采用神学取代圣灵,这正是三分之二的世人对基督一无所知的原因,阿们!
弟兄,我们今天需要的是让圣灵回到教会里带领教会。阿们!是的,先生。
33

我站在那里观看那些都起了泡的可怜老树。风又刮下来。我想:“神啊,你差来风干什么呢?你听见它们唉声叹气吗?”风又刮来,咻!那些树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我说:“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好像很多的神学博士站在旁边说:’哦,神的医治不在赎罪祭里,那些叫喊和发生的事都是荒唐的。’”正是约珥所说的:“你们正在夺去神众子的喜乐。”阿们!要恢复那喜乐。神说他要做这事。我想:“主啊,这大概就是约珥所说的。”
34

这时我刚好想起另一节经文:“神说:我必恢复。”我想:“主啊,如果它们呻吟,像这样进行,你差来风干什么呢?如果你差来一阵老式的五旬节的风,就像五旬节降下来的一样,如果他们还是要呻吟,拒绝和弃绝它,你究竟为什么差它来呢?”

但我刚好注意到,一些新灌木长出来了。[原注:磁带空白。]当那风刮到它们时,它们不是唉声叹气。它们很有弹性,跳跃、欢呼、叫喊,举行一场古时的圣灵聚会。为什么?它们有弹性、有生命,随风起舞,欢呼。它们不是对此呻吟。它们正在欢呼、起舞、跳跃,举行古时的复兴会。
35

我说:“主啊,谢谢你。我很高兴我是他们所称的那个逆流。”哈利路亚!哦,我的魂可以对神保持清洁。当圣灵降临时,我不会唉声叹气,站在反对它的一边。我会认同它,随它起舞,与它同活,跟它同说话,跟它同唱歌,跟它同叫喊,跟它同死。哈利路亚!

好像一阵大风从天上下来,充满他们所坐的整个屋子。所有的基要派开始叹息,但神有东西长出来。主说:“主必恢复。”
更多的松树长出来了。它们准备迎风而上,嬉戏玩耍,玩得开心。我说:“那岂不是让我想起一场美好、老式的圣灵聚会?”
36

那伙人站在那里,唉声叹气,说:“嗯,我们比你更老;我们知道得更多,”念《荣耀颂》,重复《使徒信经》。你发现我……我挑战任何人在圣经中指给我看《使徒信经》。《使徒信经》就是:“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因为这应许是给他们的。”那就是你们的《使徒信经》。是的,先生。

但今天,人们说:“哦,不,我们……我们的传道人有DD(神学博士)和博士学位。”“DD”代表“死狗”。让我告诉你们,我们今天需要的是一个活的人。我们需要一些受了圣灵洗的圣徒,相信神大能的男人、女人,当圣灵降临时,他们会随之摇摆,说:“是的,主啊,哈利路亚!那是指我。”
37

他们的邻居坐在旁边,或是妈妈或是爸爸,不管是谁,说:“嗯,你给我丢脸了。”你无能为力,你是活的。风摇动你,使你前后摇摆,上下摇晃,左右摇摆。何等的聚会!阿们!

你相信吗?肯定的。在这恩赐彰显之前,我必须得到圣灵。是的。哦,是的。
她死了,枯干了。是的。每次他们开始那样做,神就把他们搁在架子上。在五旬节派教会里,他们紧跟着队列。
当神在旧约里看到……首先你知道,火柱走在前面。以色列人跟随那火柱。我敬畏地这样说。我相信今晚你们在报纸上有火柱的照片,同样的火柱,神的天使,立约的天使。
38

任何人都知道立约的天使就是耶稣基督(是的),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展开自己。那是神在那火柱里。他展开自己,进入童女所生的肉身里。从前没有人能触摸他。你可以在这里看到他,但他是童女所生的。

呐,他离开了。“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然而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同样的神活下来,展开自己,进入人心里,去到他能摇动他们、使他们像约伯一样欢呼的地方。
他们说:“伯兰罕弟兄,那是新型的宗教。”嗯,它只是古时的新事。古时?嗯,神问约伯:“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立大地根基以前。这是新的事,这是旧的事。它是起初。
39

现在留意这些基要派。等一下我们就结束,你们往这边看一会儿。我们的时间过去了。我此时感到很好。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很快乐,因为我看到了这些树。我看到神正在印证的那位。我不在乎这是多么基要。我看到神在那里印证他的神迹奇事。

当耶稣来到世上,谁比那些祭司更基要呢?弟兄,他们严格按照字句知道律法,按照字句知道经文。但神借着神迹奇事印证耶稣基督。“以色列人哪,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基督在你们中间施行神迹奇事,将他证明出来,这是你们自己知道的。”《使徒行传》2章24节。是的。
神借着神迹奇事印证耶稣基督。他借着超自然的神迹奇事印证以色列人。他借着神迹奇事一路下来印证他的教会。留意末日。留意圣徒保罗。听着。每双眼睛都看这边。
40

看看圣徒保罗,一天圣灵临到他,他写道,说:“你该知道,在末后的日子,末世,时候到了,人要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能自约,不爱良善。”

嗯,你说:“伯兰罕弟兄,那是无神论者。”哦,不,那是基要派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朋友,我们正生活在那个日子。我们活得像众教会一样基要。他们有神学院,学习又学习,希腊词、这个词、那个词。如果神不支持说:“这个就是,”那又有什么益处呢?当神降在这群人中间印证一群圣滚轮时,该隐一切的宗教和巴勒一切的宗教对他又有什么益处呢?
41

如果耶稣自己也被认为是个圣滚轮……他作为一个异端死在十字架上。早期教会也被认为是一群傻子。保罗告诉亚基帕:“你们所称为异端的道,我正按着这道侍奉我们父辈的神。”今晚我很高兴加入说:“他们所称为圣滚轮、癫狂、荒唐、白痴崇拜的道,我正按着这道,靠着圣灵,以基督复活的大能敬拜耶稣基督。”阿们!

我相信他。我知道他在这里。基督徒朋友们,我在这里不是要传福音;博斯沃思弟兄在这里做那事。我在这里要为病人祷告。我的呼召是要为病人祷告。我竭力去到你们那里。我要你们知道我所信的是什么。我相信信息。这信息你们可能称之为“异端”。
42

戴维斯博士按立我加入浸信会教会。不久前,他在那里站了几个晚上,举行宗教聚会。他说:“呐,伯兰罕弟兄,我要让你今晚为我们讲道。”那对我很好。他告诉我说……那天晚上我上去格林斯米尔,主的天使向我显现,告诉我说……我去告诉博士。

他说:“你是要告诉我,以你七年级的教育,你要为执政者和当权者祷告吗?”
我说:“那正是神说的话,正是我相信的话。”
后来,他站在那里,说:“比尔,你做了恶梦,跑回家去你教会吧!跑回家去你教会吧!”
我说:“这是我的团契卡。”任何东西否认耶稣基督在复活中的能力,我是不会加入它的。
43

他说:“哦,比尔,我们不是那个意思。”你从浸信会教会赶走的只是道德。我喜欢这样。我丝毫不反对它。我不反对人们。关键是你让自己太自由的方式。今天就是这样。

博士从下面的一所浸信会大学校打电话给我,想要下来。他刚在我的客厅领受了圣灵。唐威尔斯,在你们的杂志《基督教先驱报》上写下了巨大差异的人,接受了圣灵的洗并说了方言。里德黑徳博士是一个协会的主席,伟大的苏丹宣教事工是当时最大的浸信会运动,当我把手放在他头上的时候,他接受了圣灵的洗并说了方言。是的,先生。印度的大主教,博士,若神愿意,这个星期某个时候他将到这里。他现在跟唐在一起。那天,他打电话说:“伯兰罕弟兄,下来,我们聚会。”
神的运动继续,我不管他们说什么。唐·韦尔斯尽可能努力地向葛培理描述了,让他认识这点。但葛培理不能传讲这点,他相信,但他不能在人们面前传讲。
44

弟兄,让我告诉你一件事。神啊,我爱葛培理和他的工作。我想要做我所能做的一切事。但我相信,难怪那个人付出一切的努力,出去。但葛培理缺乏的是一个老式的五旬节经历,回到那里,以基督复活的能力把神带下来。确实是。

我要在教会里做这事。是的。我不会为世上的一切出卖自己的长子名分。我相信圣灵的洗;我相信恩赐的恢复。
当以色列人开始前进,火柱在那里。当那火柱前进,以色列随着前进。即使是凌晨两点,是晚上五点,不管是什么时候。祭司吹号,火柱离开,以色列前进,在火柱下驻营。对吗?
45

哦,那火柱在黑暗时代隐藏了一段时间。但第一个看见那火柱的人是马丁·路德。他吹响了号角,从天主教会出来。首先你知道,这引起了一场普世的大复兴。是的。接着你知道,马丁·路德开始组织了。他组织得太紧了,以至火柱又走了。但路德走不动了,因为他组织了,充满了一堆的教义。但火柱依然前进。

约翰·卫斯理在英国看见了火柱,他离开了。路德传讲了因信心称义,首先你知道,卫斯理看到了借着宝血成圣。他离开了,相信了。首先你知道,一场大复兴拯救了英国和美国。当他和阿斯伯里等所有人来到美国,伟大的复兴席卷了这块土地。火柱前进。首先你知道,卫斯理开始组织,卫理公会教会和众教会开始组织。他组织得太紧了,不久,火柱又从卫理公会教会离开了,卫斯理动不了了,因为他组织了。
46

弟兄,我要责备你。瞧,不是我,而是圣灵。注意。卫斯理动不了了,因为他组织了。

五旬节派的人看到了火柱,他们离开了。是的。就在那火柱下面,他们开始叫喊,说方言,过得愉快。对吗?但是弟兄,悲哀的部分是,五旬节派现在组织起来了,组织得太紧了。“哦,我属于神召会,我属于这个。”你组织得太紧了。神又在让火柱出去。哈利路亚!教会正在跟随火柱。哈利路亚!神迹奇事、异能……
我觉得像是在旅行,我觉得像是在旅行。
我的天家明亮又美丽,
我觉得像是在旅行。阿们!
47

不要害怕。“阿们”的意思是“但愿如此”。那不会伤害你。我不是在“阿们”自己,但不管怎样我喜欢说“阿们”。是的。哦,我也是在“阿们”自己,因为我相信。是的,先生。

“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现在神迹奇事正在进来。一小串的腐败兴起了。首先你知道,他们……那是什么?路德剩下的,卫斯理来吃;卫斯理剩下的,浸信会来吃;浸信会剩下的,门徒会来吃;门徒会剩下的,五旬节派来吃。哦!
48

但主说:“我必恢复。”哈利路亚!什么?回到老式的圣灵洗上,好像起初五旬节那天降下来一样。是的,先生。接受圣灵!我很高兴它叫喊,因为愿意的,今天都可以来。如果你准备放弃自己一切的不敬虔,离开那些旧电影、内幕、地狱潜行者,扔掉那些肮脏、污秽的东西、玩笑、扑克、冰激凌晚餐、缝纫协会、针线缝补协会,停止谈论某某太太、海外宣教节目。你们出了什么问题呢?

你们今天需要的……宣教节目根本不是针线缝补协会,它是:“你们要在耶路撒冷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当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在耶路撒冷、犹大全地、撒玛利亚、肯塔基州欧文斯伯罗,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阿们!
49

主说:“我必恢复。”恢复什么?起初的东西,早期的使徒教会。五旬节派、卫理公会、浸信会,不管我们想要称它什么。起初,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教会就在那里。他们在那里有神迹奇事、异能。

来了一个叫彼得的人。他们知道他是先知。一天,老亚拿尼亚走到他面前,说:“我变卖了诸如此类的东西。”
彼得说:“你说谎。”对吗?耶稣基督的灵降在他身上,说:“你留了一部分钱。”这话把这位老兄吓坏了,以至他仆倒死了,他们把他抬出去。他妻子进来了。彼得说:“你也跟这事有份。”他们又把她抬了出去。
50

他们观看,见那在耶稣基督身上辨明的灵就在彼得身上。人们没有等到他为他们祷告,他们只是躺在影子里。当影子照在他们身上时,他们每个人都痊愈了。

今天我们宣称拥有圣灵洗的人却必须等候一件事成就。哦,哈利路亚!我感觉很好。是的。神在这里。神在这里使人痊愈。他在这里医治人。他已经医治了人。他要你对圣灵做的唯一的事,就像此时在这教会里,圣灵在这上面波动,相信任何事都能发生。你相信吗?圣灵现在能降临、医病或拯救,在聚会上做他想做的事。
51

等一下我们要开始祷告队列。我要你们大家都敬畏。姐妹,如果可以,请在钢琴上弹奏“与我同住”,如果可以,弹奏这首歌。我要大家都敬畏。你怎么能否认他呢?

主说:“我必恢复。”你说:“我不明白那些人,不明白这一切正在发生的事。我不明白你怎么……”是的,你坐在上面,称它是心理感应,认为我是个巫师。你知道耶稣基督同样被这么认为吗?你知道他所有的使徒都同样被这么认为吗?
他们在油桶里煮了约翰二十四小时,想要把圣灵从他身上煮出去。你怎么能那样做呢?因为他们认为他是个巫士,他们说他给油施魔法了,阿格特布斯和很多伟大的作家……玻利卡和很多人,那天他站在那火中,举手向神祷告。火甚至烧不着他。他们说:“他给火施魔法了。”用矛刺入他的肋旁,福格斯写的《殉道史》,有足够的血流出来,把火浇灭了。他们又说:“他给血施魔法了。”人的身体里只有大约一加仑多的血。那是神。世人却不知道。
52

“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肯塔基州欧文斯伯罗的你们里面,直到地极。”对吗?“直到末了,我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真的,我认为你们有信心。我真的给了……我肯定可以为你们祷告,按手在你们身上。是那样的。但我想你们五旬节派、全福音派的人,你们属灵的好卫理公会、浸信会信徒肯定……在浸信会教会和卫理公会教会里有很多属灵的人给他们按手。绝对没错。不要告诉我。我此时要进入他们一群人里面,第二次离开这里的聚会。如果你不相信他们……
不是我们浸信会在肯塔基山上的浸信会。我们不像你们这附近的浸信会,握手,把名字记在册子上。我们去到祭坛上,互相拍打后背,直到我们获得成功了。我们得到了东西。我们需要更多像那样的东西。
53

我们需要一些施洗约翰出来,不是穿着翻领的衣服和燕尾夜礼服。但是弟兄,他身上裹着毛绒绒的羊皮,如此严厉地传讲悔改,震动了整个耶路撒冷和犹大。那是我们今天需要的,更多一些像那样的施洗者(阿们!),不是妥协者。

腓力,希律跟腓力的妻子出去。一些人说:“你不要传讲结婚和离婚。”
约翰走到他面前,说:“你娶她是不合理的。”你能想象一个被圣灵充满的人在那样的事上退缩吗?不!今天的问题是什么呢?他们在我们众教会里太多那样的事上退缩,腐败等等。我们需要一场古时的大扫除(阿们!),从地下室到阁楼。阿们!
54

哦,我知道你们以为我癫狂了。哦,如果我癫狂了,我快乐。由我去吧。是的。我没问题。我感到这样比我有别的想法时好多了,所以我要继续这样。是的。我爱这样,我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以这样的心思与神相和。肯定的,对世人来说,你看上去癫狂,举止癫狂。

呐,当神做一件事时,要相信他。不要扭来扭去,说这、说那或别的。要相信他。呐,神的恩赐为了那个目的被赐下。呐,今晚在这会堂里有几百人坐在这里。神可以揭示他在这里要向我揭示的任何事,如果他想的话。我生来带着那个……不是借着……不是因为我配得上。我来自一个罪恶的家庭。我以前的家人是天主教徒。我的背景是爱尔兰天主教徒。
不久前,他们采访了祭司,他们说:“哦,所有的恩赐回到教会了。伯兰罕弟兄,你要回来。”
55

我说:“不是当我得到圣灵的时候。”是的,先生。我丝毫不反对天主教的人。不,先生。我丝毫不反对天主教徒,跟不反对新教徒一样。我们都是人。我们都在为同样的地方奋斗。但是弟兄们,首先你知道,他们开始拿羊毛蒙住你的眼睛,否认神的事。你不要那样做。

在农场上,我们常常经历那样的事。
呐,我要你去你的教会。如果你是卫理公会的,就回去。带着圣灵回去;告诉你的牧师,为你的教会做你所能做的事;做你所能做的一切,让人们被圣灵充满。神必欣赏你,如果你的牧师属灵,他也必欣赏你。他肯定会的。我不想把你从教会里抢走,我想要带你到神那里。神是首要的。
56

你知道我相信什么吗?我相信他在呼召一条祷告队列。我只想站在这里,祈求神在讲台上帮助我。你们在底下相信吗?

我正在看是不是有我认识的人。当然,我知道博斯沃思弟兄在这里,比利·保罗和雷恩弟兄站在那里。我记得在那里看见的人就这些。在这边,我没看到我认识的人。我看到多尔蒂弟兄和斯卡格斯弟兄坐在这里。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就这些。当然,这里的弟兄们,比勒弟兄他们来自杰弗逊维尔。据我所知差不多就这些,但你知道吗?我努力代表的神知道你们每个人。你们相信吗?
多少人相信神说他在教会里赐下使徒、先知、教师、传福音的,医治的恩赐、行异能、说方言、翻方言。你们全心相信吗?瞧这里。
57

对你们五旬节派信徒,不久前神赐给你们一个说方言的恩赐。我承认你们走极端了。呐,你们浸信会看到我……对我来说,那是福音。我爱你们所有人。但是弟兄,当我看到任何事错了,我必须对此说些话。瞧?主赐给你们说方言的恩赐,你们进入极端了。是的。因为你们让人在那里,让他们说方言,对神却一无所知,出去做各种的事。如果他们心里真的有神,他们就不会那样做。瞧?是的。到目前为止,是的。博斯沃思弟兄他们会……教师们会那样做。

我相信说方言,我肯定相信。我相信神在这本圣经里说的一切都是真理。但圣经说,保罗说:“若是你们都说方言,有一个不通方言的人进来,他必说你们都癫狂了。但若是一个人说预言,揭示人心里的隐情或什么事,他们就会俯伏在地,说神与你们同在了。”对吗?为它们俩者都感谢神。对吗?它是预言。
58

呐,预言、预言的恩赐和先知之间有区别。你们知道吗?那就是你们在春雨派中的弟兄们偏离的地方。大家……有人发预言,你们就称他们是先知。那是错的。下次你们将看到一个错误。预言的恩赐和先知是不一样的。

“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晓谕列祖,就在这末日借着他儿子耶稣基督晓谕我们。”预言的恩赐在身体里,当它说出来时,必须有两、三个人坐在它面前慎思明辨。但你们从未看到有人站在摩西、以赛亚、耶利米面前。一天,可拉试图站在摩西面前,世界把他吞下去了,或说地把他吞下去了,瞧?但先知是天生的,是拣选的。他一生都有主的道临到他,就像临到众先知一样。现在神揭示了。
呐,当大家安静时。我竭力在心里求问神。但当你们动的时候,就促使我离开。灵在这里运行,在那里运行,在这里运行。我真不知道要做什么。让我们祷告。
父啊,主耶稣,伟大的阿拉法、俄梅戛,首先的和末后的,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大卫的根和后裔,晨星,我们今晚敬拜你,全心充满了爱和感谢。主啊,我竭尽全力,知道在你的道中,感觉到应该对这些人说一件事。因为你伟大的圣灵在这里劳作,批评者带着各种想法坐在周围,主啊,你知道,这对我是合宜的。你知道你向我揭示它们。
59

我感觉到,如果我能让人们知道我们站在哪里,我们支持什么,他们就会明白我们相信你。主啊,我已经尽我所知道的传讲了你的道。我祈求你今晚以神迹奇事证实它,支持你仆人的话。我已经为你说话了。主啊,现在以某个方式为我说话,使我的话向这些男人、女人、你的儿女们显明是真的。我这样祈求是为了神的荣耀和证实主的道,就是耶稣基督说末日要发生的事:“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奉主的名求,阿们!阿们!

[原注:一个姐妹说方言,一个弟兄翻方言。]
60

呐,你们已经听了他的道。我知道。我不认识那些人,但主已经说了,已经告诉了你们,“近了,”他的灵在附近。愿他来;愿他说话。

呐,你们信徒,仰望,相信。你们仰望,对神有信心。要敬畏,安静坐着。底下有多少人想要得医治?请举手。你们一些人要死了,你们知道。这里有多少人?你们这里……我祈求神在这件事上帮助我。
但在我叫人来台上前,主要在大异象中扫过这群会众,让我在台上奉他的名说预言。这是一件大事求问主。我以前从未那样做过,但我相信他会做。我对我的神有信心。我相信他在这里,如果他那样做,你们肯定会相信。只要敬畏。不要太匆忙。让神的灵……要敬畏,继续祷告。他在这里。异象会运行。请尽可能保持安静。
[原注:一个姐妹说方言。]呐,你们听到圣灵在会堂各处说话。瞧?[原注:一个姐妹说方言。]我只是……只要……大家只要……[原注:磁带空白。]
61

我知道你们可能不相信。我不能使你们相信。异象。他站在坐在这后面的小妇人头上,是一道光。妇人正在祷告。你有妇科病,是吗,坐在这排左边的姐妹?对不对?你正在求神医治你,是吗?你得医治了。你有祷告卡吗,女士?你没有祷告卡吗?没有。

现在请大家在会堂各处祷告。我只能说主告诉我说的话。我看见一个男人此时看着我。我看见光站在他附近。你穿着棕色衣服坐在那里,光在附近,在你附近。不,我相信是一个妇人,是男人。他有……你有粘膜炎,是吗?粘膜炎和某种的……你一只眼睛有问题,白内障。对吗,先生?如果是,请举手。你没有卡片什么的。好的。你现在可以回家,好了。基督使你痊愈了。[原注:磁带空白。]
62

女士,似乎……女士,看这边。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是的。站起来一下。你相信我吗?我叫出……说一件事,你动了,我看到灵在你旁边。现在不在了,但我要跟你谈一会儿。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我们是完全陌生的人,是吗,女士?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你相信我传讲的信息是真理吗?你相信。我根本没办法知道你。也许这里与我相距一百五十英里。但你现在相信。我要……我要你在那里跟我交谈,好像你在讲台上一样。

呐,你从很远的地方来这里。你住在一个群山起伏的地方附近,那是个……我说你来自纽约。对吗?他们是不是叫你梅?你的名字是不是……你的名字是不是梅?对吗?是梅吗?你有个……你的眼睛有问题,你有脊柱的问题。你正在去一个有很多棕榈树生长的地方。我相信是加利福尼亚州,你要见一位看起来很像你的女士。那是你妹妹,对不对?那是事实吗?你很快就要离开,是不是?那是事实吗?如果是事实,请挥挥手。好的,你得医治了,现在可以上路去你妹妹那里。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神祝福你。
63

要有信心。不要疑惑。这边有人,附近这里有人相信。要对神有信心。只要祷告,说:“神啊,我全心相信,我迫切需要。”

我看到一个母亲抱着小孩。女士,你怎么样呢?看起来你有点迫切。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我们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神知道我不认识你。但你需要祷告。你有胆囊炎。对不对?你动过手术,胆囊破裂了。对吗?那是不是你丈夫坐在你那里?你的背有病,是吗,先生?那是你孙女坐在你旁边。小孩子被神经病搅扰,引起了头痛和胃病。对吗?那是孩子的母亲坐在后面。对吗?哈利路亚!好的,你可以回家,好了。神祝福你,先生。
64

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你们众人应该感到羞耻。你们怎么能弃绝和否认呢?别的地方有人相信。要有信心;相信神。我正在告诉你们真理,我的朋友们。原谅我是个孩子。当你们看到超自然,看到天使站在那里,那光移到一个人头上,你看到异象出现,看到发生的事,发生……请不要走动。异象使我很分心。当奉耶稣的名要求你安静后,神肯定会使你为此付出代价。他说:“你们要安静,要知道我是神。”

看到一个男人坐在那后面看着我。我看到一件事出现在他旁边,那光站在他头的上方。他有胆囊炎、肝病,他身上有很多问题。戴眼镜坐着,坐着看我的先生,你有祷告卡吗?站起来一下。你全心相信吗?呐,弟兄,你知道一件事正在发生。你有个前所未有的感觉。不要……那是不是……你有个奇怪的感觉。对不对?那是主的天使站在你附近。在我看来,好像你们会众可以看到。看那边,就在这男士的头上。那转圈的光站在……光有点琥珀色,在动。它就在这里。
65

这人来自……他从很远的地方来,他来自……他来自印第安纳州。我看见他在一个……他在某个地方,那里有很多批评者。他们对这人批评神的医治。我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埃迪。你的名字是不是埃迪?如果是,请举手。好的,埃迪,你回家好了,给人们看主为你做了何等的事。神祝福你。上路去吧。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我要大家都低头,保持敬畏。我要你们此时相信。我要你们每个人重复这个祷告。当我说的时候,你们重复。我要祷告,说出来,你们向神祷告。
66

神啊,(跟我重复)神啊,创造天地的主,我敬拜你。我相信这些事。你的圣经这么说了,这就是我相信的原因。现在我来到你面前,相信你会医治我,或赐给我信心,使我能接受我的医治。现在我作为你的仆人,斥责那折磨我的魔鬼。因你受的鞭伤我得医治。我要为此作见证。我要将荣耀归给你。我奉耶稣的名接受,阿们!

现在你们每个人继续低头,跟神一同关在里面,继续祷告。我要观察,看神做什么。现在继续祷告。你们准备接受医治吗?当圣灵在这里,看到他在人们身上运行,你们怎么能再怀疑他呢?
67

肯定的,靠着神的帮助……如果神站在台上,斥责魔鬼,他也能一次斥责所有的东西。如果在非洲,霍屯督人的地上,一个祷告有两万五千人得医治,他肯定也能在肯塔基州欧文斯伯罗的文明中间做。现在继续低头聆听。当我求神帮助你时,请祷告。这是我的祷告。你们现在继续跟神一同关在里面。

全能的神,我祈求怜悯。我看到这些可怜的人,看到他们很多人躺在褥子上、担架上、床上,看到他们坐在后面,有心脏病、糖尿病、癌症,以及如果你不帮助他们,月亮再改变前就会要他们命的疾病。神啊,我知道你在这里,愿意帮助他们。如果魔鬼挡在他们的路上,想要让他们怀疑或对此有点怀疑时,我祈求怜悯。我已经传讲了,已经做了我知道要怎么做的事。主啊,我祈求你垂听我的祷告。我带着敬畏和尊重来到你面前。我来,相信你会医治这里的每个人。
68

你们这些捆绑这群人的鬼魔,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们,从这群人身上出来,离开他们。

我要你们继续低头,心里继续思想:“主啊,感谢你,主啊,感谢你,感谢你医治我。”你们做不了任何事的人,一只耳朵不能用的人,把手指塞进好的耳朵里,看坏的耳朵能不能听。你们不能举手的人,举起手来。你们做不了任何事的人,做这件事。第一个人能做他们不能做的事了,请举起手来。让我看看。有谁以前不能听的耳朵能听了,请举手,有人有一只坏的耳朵。姐妹,现在你能听见吗?我要你来这里一下。其他不能举手的人,请举手。我要你站在这里作一个见证。来这里。
69

有人原来不能听,现在能听,跟这妇人一同接受你的医治。如果你现在接受医治,你原来听不了,但现在你耳朵能听见,请举手,让我知道你是谁。弟兄,你能听见吗?以前不能听,现在能听。过来这里。是的。过来,过来这里。就在这里,站在这里。太好了!上来作见证。这里还有其他人不能听。这些人在底下会众中得了医治,他们自己的祷告,自己的信心。你们过来不能听,现在能听。请举手。你们以前不能听,现在能听。这里还有任何地方吗?在这上边吗?有谁不能听吗?如果有那些坐在那边轮椅上的人,对他们说:“赞美主!”或什么的。说:“赞美主!”大声说,看他们能不能听见,让他们说。好的。

70

有人一只手残疾了,举不起来,现在举起来了。看你能不能那样举起手。有人不能走路,起来走路了。上来讲台。从这里走过来,弟兄。上讲台这里来。我要你上来作见证。有人不能做一件事。人们,怎么回事?不要看这些人,当为你自己祷告。你是那个迫切需要的人。我要叫这里有心脏病等等的人过一会儿作见证。

是那样的,你们不能做一件事的,我要你们现在这样做。神祝福你们。这里有个女士,拄着拐杖蹒跚过来。她不用拐杖上来了。让我们说:“赞美主!”好的。这是你忙碌,开始做一件事的时候。姐妹,继续走,过来,不要管……你的腿可能有点瘸,那没关系。过来。神必……你会好的。呐,如果你们有一些人不能走路,起来,上这里来。神祝福你们。
71

瞧,先生,你躺在那床上。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躺在褥子上的,你相信我告诉你的是真理吗?我不认识你,但神知道你,是吗?如果我告诉了你真理,你愿意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必须相信。大妈,你全心相信吗?

这人在路的尽头。他得了直肠癌,无助,因癌症瘫痪了,就给了他那些拐杖。先生,如果你躺在那里,你撑不了一会儿。但耶稣基督必帮助你。如果我处在你的位置上,我会奉耶稣基督的名命令你从那担架上起来,走路。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要从那椅子上起来,回家,告诉魔鬼说他是个说谎的,把我的褥子推开,回家,不需要玩弄那东西,起来。
72

你们在这里的其他任何人,躺在床上的任何人,不管你是什么人,神知道你的心。我可以说出你有什么问题,你的病是什么。此时我可以告诉你。关键是你的不信。神此时在这里要使你们每个人痊愈。你们相信吗?你们多少人接受你们的医治,请站起来?这里每个相信自己接受了医治的人。是的。站起来。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站起来。好的。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上来吧。是的。

这是个……这里有个聋哑的人现在站起来,要来作见证。他们接受了医治,阿们!这是个因癌症瘫痪了躺在这里的老人,从床上起来接受他的医治。就是要这样做。站起来。不要害怕。站起来,说:“神啊,我怜悯的父啊,我相信。”当你们站着时,我要祷告。
73

哦,主神啊,赐下能力,赐下力量,赐下膏油。主啊,我今晚祈求你在这里有一场老式的见证会,荣耀神,圣灵的大能降在会堂里,神伟大的膏油降下来,医治这里的每个人,愿出现古时的信仰和大能,奉耶稣的名,阿们!

这是瘫痪了的、躺在这里的男人,从担架上起来了。你们一些引座员下去,领他上讲台来。弟兄们,你们一些人过来这里帮助这人。是的。这是瘫痪了躺在担架上的男人。带他来。拿起拐杖,拿起拐杖,拿拐杖跟着他。
让我们说:“赞美主!”好的。大家都想要作见证,上前来。现在上来这里,大家都想要作见证,归荣耀于神。这是个残疾的人,从这过道走出来,将赞美归于神。
让我们说:“哈利路亚!”赞美主!赞美主!好的,博斯沃思弟兄,现在过来接管见证会,神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