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1109 天使是如何临到我的

1

[原注:伯兰罕弟兄读《约翰福音》5章28到37节。]

28时候要到,凡在坟墓里的,都要听见他的声音,就出来:29 行善的,复活得生命;作恶的,复活被定罪。30我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义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的父的意思。31我若为自己作见证,我的见证就不真实。32另有一位给我作见证,我也知道他给我作的见证是真实的。33你们曾差人到约翰那里,他为真理作过见证。34然而,我所受的见证不是从人来的;但我说这些事,为要叫你们得救。35约翰是点着的明灯,你们情愿暂时喜欢他的光。36但我有比约翰更大的见证;因为父交给我要我完成的工作,就是我所做的工作,这便见证我是父所差来的。37差我来的父也自己也为我作过见证。
2

现在我们低头一会儿做个祷告。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来敬拜你。我们感谢你给我们上来的机会。借着耶稣基督宝血所赎买的圣灵的渠道,我们可以靠耶稣的名就近施恩的宝座。今晚我们对此是何等的喜悦。

我们现在祈求你赦免我们的罪。当我们这些分散在城市各处的人今晚跟这小群人聚集在这个小礼堂时,我祈求你神圣的同在与我们相会。我们知道你已经在这里了。我们祈求你今晚在这里丰丰富富、充充足足地行事。愿我们的心欢喜。愿每个基督徒今晚重新把握住。如果有谁还没得救,愿他们今晚放弃生命中的罪上来,相信,得救。父啊,请应允,与你的仆人在这里相会,主啊,当我握着你的宝血所赎买的人来到你的面前时,请你帮助我。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

在服事我们主耶稣的各个方面,我注意到最奇怪的一件事就是人们的特性。研究人生是一个人所能研究的最伟大的事情之一:观察人的性情。你去到不同的国家,去到世界各地,会注意到其中的不同:人们对基督、对他的服事、对他的仆人和敬拜所采取的不同态度。其中的一件事就是:一种聚会在国家的一部分地区很有效,在国家的另一部分地区却行不通。

呐,我相信,几乎要为此责怪人们。或者不是责怪,但人们几乎都是这样受教的。教会决不会活得高过牧师所教导的。你很少找得到例外。如果你有个美好、纯正、健全的福音教师,你通常会去找到那种教会。那是喂养你的牧师引导你的地方。
4

你知道,我在自然界中注意到……我有两本圣经。其中一本是自然界。我仔细观察自然界,因为神住在他的自然界圣经里。

你以动物为例,它吃某种土壤上的东西,,如果你注意的话,就会发现那动物变成了那土壤的颜色。比如,你以墨西哥令人讨厌的郊狼为例,你注意它在那里。它在那些红色的杂草里就变成红色。而在这部分地区,或更上面,当然是在西部,郊狼会变成棕色的样子,有点偏蓝的棕色,因为它吃那部分地区的东西。鹿也一样。骡鹿也一样,在墨西哥下面是红色的样子,而在这里,是灰色的样子;它越往北去,就变得越黑了。关键是它以什么土壤为生。
5

你注意自然界的另一件事,不管什么时候在亚利桑那州附近的沙漠,你会发现有一群……那里没有水,一切都有刺。你握住的每根杂草上面都有刺。哦,我把那些杂草带到这边雨水充足的地方,草上面就会没有刺。这是个很好的功课。

瞧,如果教会都枯干了,里面没有灵,人们就总是会有一些四处宣扬的小刺。瞧?你需要美好、老式、圣灵的雨水,是吗?它使你柔软起来。哈哈哈。是的。
教会自己做不到。需要神来跟你同做。没有你,神也做不了;没有神,你也做不了。
6

伍德弟兄今晚在这里某个地方,我相信他在这里给比勒弟兄录音。不久前,我们在科罗拉多州,我想起我过去经过的一股泉水。这股泉水,似乎一直都是我所见过的最快乐的泉水。我总是喜欢喝它的水,因为它一直涌流,涌流,涌流。

一天,我坐下,心想我要跟那泉水交谈。我说:“你涌流什么呢?”哦,当然,它不能回答,但我必须回答。瞧?我说:“也许你快乐,你跳跃,像那样活蹦乱跳,是因为有鹿来这里喝你的水。你是非常清凉的水。”
“不。”
“也许是因为熊经过喝水。”
“不。”
我说:“哦,也许是因为我经过,是这个使你那样涌流。”
“不。”
我说:“哦,是什么使你那样涌流呢?”
如果它会回答我,它会说:“瞧,伯兰罕弟兄,不是我在涌流,而是有东西在我背后推动我,使我涌流。”基督徒就是这样的。
7

有一个人告诉我,说:“比尔,你去到了一群圣滚轮中间。他们都是因兴奋而激动。他们只是一群兴奋者。事情就是这样的。他们只是尖叫、跳跃、叫喊。”哦,必须有东西使他们那样做。事情就是这样的。不是他们跳跃,而是他们里面有东西在跳跃。是的。

如果我今晚出去,可以对星星说话:“是什么使你发光呢?你那么漂亮,照亮天空等等,是什么使你那样发光呢?”
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说:“伯兰罕弟兄,不是我在发光,是太阳照在我上面。”瞧,事情是这样的。不是教会在发光,而是圣灵照在教会上面。是的。就是这个赐予生命、见证,使人们成为他们要成为的样子。
8

不久前,我过去在印第安纳州牧养一间米尔顿浸信会小教会。我跟一个叫乔治·莱特的老人站在一起。晚上我回到家,注意到角落里有一只……大约十点我回来时,有一只……在乡下,在暖和的夏天,有只夜莺站在那里,它很会唱歌。嗯。

你知道,鸟儿快乐。你从未看到一只鸟像我们一样拉长了脸,是吗?你从未……小鸟早上起得很早,唱歌,昂起头,唱歌荣耀神。你从未听说过一只鸟有高血压或要动手术,是吗?它荣耀它的造物主。就是这样。但我们有时候会四处流浪。
9

这只小夜莺,很会唱,唱歌,不亦乐乎。我想:“哦,是什么使它那样整夜唱歌呢?”我注意到在多云的晚上,它会唱,接着又停住,接着又唱,接着又停住。我必须研究夜莺的生活习性。夜莺,它所做的事,它观看天空,一直观看天空。当它能看见星星,或任何的光时,就开始唱,因为它知道太阳在某个地方发光,照耀那颗星。

哦,我对一场美好、老式、圣灵的聚会就是这样想的。当我能偶尔听到一声衷心的“阿们”或“哈利路亚”,或有人跳起来,叫喊,喊一下,我就知道神子在某个地方发光。就是这样。它赐给你那种相当美好的感觉。
在这些聚会上,不久前有人说,他们写给我一封信,说:“伯兰罕弟兄,神兴起罗伯茨弟兄取代你。”
我说:“哦,我很高兴有人进入事工中。”
10

他说:“因为你没有为足够的人祷告。”他说:“你……人们来参加你的聚会,他们觉得他们从来没有接受祷告。你只是叫一些人上讲台,不久,你的精力就耗尽了,他们领你出去。你花半个小时才清醒过来。他们一直没有接受祷告。你无法去到他们那里。”

哦,那是事实。没错。但你瞧。他说:“罗伯茨弟兄为五百人祷告,而你只为两个人祷告。”是的。但罗伯茨弟兄做神吩咐他做的事,我做神吩咐我做的事,瞧?那就是不同。瞧?所以我们……我不可能是罗伯茨弟兄;罗伯茨弟兄不可能是我。我们是……我们任何一个都是主的仆人(是的。),想要服事人们,尽我们所知的荣耀神。
所以,罗伯茨弟兄有一个办法……神给他一个相当刚强、占优势的办法,请原谅这个表达,“斗牛犬的信心。”他站在那上面,抓住,相信任何事。有个被鬼附或类似事情的人上来,或是有癌症、肿瘤,罗伯茨会跺脚,叫喊,没别的东西,把鬼吓跑。他的工作就完成了。这没问题。人们得医治了,所以我说:“赞美主!”肯定的。
11

呐,我不能那样做(瞧?),因为我不是罗伯茨弟兄,瞧?我喜欢他那真实、坚持的信心。杰格斯弟兄和许多弟兄,弗里曼弟兄,弗雷曼,弗里曼,我想是的,其他许多弟兄都有那种颇为扣人心弦的信心。我称之为“医治的恩赐”。他们相信他们所讲的东西。他们按手……他们看这里,读神的道: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说:“上到这里来,我此时挑战,我准备追随它。”我喜欢这样。

我一直为那些弟兄们祷告。“神啊,差遣他们,继续前进。若是可能,将我们地区的每个邪灵赶跑。”就是这样做的。肯定的。
12

呐,我喜欢这样。我欣赏那些弟兄真实、占优势、跳跃的信心。你明白吗?他们挑战任何事,抓住它,持守它。我喜欢这样。我是个不同的人。我猜我有点慢条斯理。我比较留意要把脚放在哪里,对我走的地方有点挑剔。哦,我不知道,我想我是个有点古怪的人。

呐,那个顺利地进入了一部分地区,有些地区则没有。但我想我可以说我有一个医治的恩赐,因为我相信任何对医治有信心的人都有医治的恩赐。因为每个恩赐都是由信心运行的。对吗?那就是你所能拥有的,相信的信心。
13

呐,杰格斯弟兄和罗伯茨弟兄、我自己,或其他人,没有一个人能医治别人。我们没有人宣称能。我们没有医治人。我们只想要让他们仰望那位已经医治了他们的,即耶稣基督,让他们凭信心接受,这就解决了。

当他……耶稣从前医治他们时……我相信当耶稣死在各各他时,每个病人都得了医治。我相信我能借着圣经证明这点。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过去式),我们得了医治。当耶稣死在各各他时,世上的每个罪人都得赦免了。但在你接受之前,它对你没有益处。瞧?你必须接受,它才成为你个人的财产。你就可以走到祭坛那里,你不需要上来,但我相信是在祭坛上。走到祭坛那里,你可以哭,可以祷告,可以在祭坛上走上走下,可以扯头发,继续走,但不是这个救了你。呐,我相信那一切。是的,先生。但不是这个救了你。除非你相信了,否则你永远不会得救。对吗?
14

你必须相信。当你真的相信时,不管你是不是在祭坛上,在街上,不管在哪里,当你相信和接受时,它就成了你个人的财产,神借着恩典的礼物。若不是神先吸引你,你没法与神和好。所以,它借着拣选来到,不是吗?这里每个听见神敲心门的人都应当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当然。因为一些人,神永远不会敲他们的心门。他会敲,因为他是神,他从起初就知道末了。他不愿一人沉沦。哦,你说:“传道人,你怎么传福音呢?你怎么知道呢?”我不知道他们是谁。

15

这是个福音传道人。天国好像一个人出去撒网在海里,把网拉上来,那就是福音。他把网拉上来,网里面有鱼,有一些小龙虾,有一些乌龟,有一些蛇,有一些蟑螂,里面什么都有。只要福音的网撒在他们身上,他们看上去都一样。但当他把网拖上来,注意看,就像复兴……

传道人撒福音的网,尽其所能拉上来一切的东西。哦,首先你知道,老乌龟抬头看,说:“这没有什么。”然后它又回到泥潭里。
首先你知道,又有一只大蟑螂、青蛙扑通、扑通、扑通、扑通,你知道,它拼命地走,回到泥潭。“这没有什么。有人踩在我的脚趾上。那里的伪君子没什么。我不想留下来。”它走掉了。
老蛇,蛇说:“我告诉你,我知道那妇人是……”它走了,回到了水里。
16

但里面也有一些鱼。瞧?这不是我的事。我只是撒网在池塘里,拉网。神取出是鱼的东西。对吗?神取出鱼。我跟这毫无关系。我没有保管神的册子,他知道谁是谁。但我们要传福音。拯救的工作取决于神。

呐,当你得救了,这时你就撞到了正确的路。不久前,一位传道人,一个了不起的人对我说,他说他正在寻求圣灵的洗。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我得到了圣灵。”
我说:“哦,弟兄,光是相信并不能把圣灵给你,圣灵是神的礼物。”
他说:“瞧,伯兰罕弟兄。亚伯拉罕凭信心相信神,这便算为他的义。”
我说:“是的,没错。但神赐给他割礼的记号作纪念,纪念他的信心。”今天,当我们说我们相信,我们可以一定量地相信,但当神赐给我们圣灵的洗时,他就确认我们的信心,给我们盖印。《以弗所书》4章30节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圣灵是确认你对神的信心。神已经确认,认出来了,把批准印章盖在你身上。那正是我们所要的,是吗?那正是教会需要的,正是这个使你活着。
17

呐,回到神的医治。我一直纳闷。博斯沃思弟兄一路跟我谈这事。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如果你在聚会上偶尔做不同的事……你进了同样的套路里,”他说:“如果你做些不同的事,我相信你会得到更多的人。”若主愿意,明晚开始,我要走下讲台,若主愿意,传讲一会儿,看我们在以下的两三个晚上能不能为一群人祷告,若是我们有很多时间,没人匆忙的话。哦,我们有了……

这里有多少人重生了?让我们看看这里有多少人重生了。哦,我们永远重生了。对吗?我们真的在这里过一个提前的小禧年。我们永远重生了。我们不会一事无成。我们要永远活着。你们相信这点,是吗?所以我们还匆忙什么呢?我们为什么一小时开九十英里呢?瞧?让我们从容些。越来越好,你们不这么想吗?只要我们从容些。让我们从容些,看主要做什么。
呐,这是……引到这个要点,我必须快点结束,因为我只剩下几分钟就要为病人祷告。
18

我不相信这……由于今晚你们是一群小会众,我要做一个承认。我不相信神曾打算把这类恩赐用于这类聚会。因为它已经成就了大事。它是神的恩赐。神是我庄严的审判官,我站在这里,他知道我对你们真诚。我相信神已经向你们证明了,它是真的。

呐,我相信它生来就是一个预言的话语。哦,很多人称之为一样东西、另一样东西等等。我不知道是什么,主爱我,我爱他,一直随着我。不需要是任何东西,或称之为任何东西,它照样为主耶稣和他的子民带来结果。那是首要的事。它已经导致其他很多人、罗伯茨弟兄、杰格斯弟兄和他们大多数人,他们来坐在你们坐的地方。他们看到主行事,这激发了他们的信心,他说:“我们去。”他们出去,为主做了一些事。我希望有五十个人同样从这场聚会出去。是的。出去,做一件事。这都是为神的国,都是为了荣耀他。
19

我记得罗伯茨弟兄回到小地方后面……博斯沃思弟兄,那天晚上你在堪萨斯城,罗伯茨弟兄回到那里,在那里举行了一场帐篷小聚会,里面有一打人或两个人。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神会应允吗?”

我说:“神会应允任何真诚人的祷告。”是的。于是他走了。
这是在这里。异象……这是……我在这些聚会上不传讲教义,只传讲神的医治。如果这违背了你所信的,你就像我吃樱桃馅饼时所做的那样做。当我咬到樱桃馅饼里的核时,我不把馅饼扔掉,只把核吐掉。我继续吃馅饼。你也照样做。瞧?你对此所相信的,没问题,你不信的……瞧?你就把它扔掉,只管继续吃你认为对的东西。
20

我相信在创世以前,根据《以弗所书》1章,神在世界创立以前就知道我们,知道他要差遣我和其他传道人等等,传讲福音。我相信那是圣经的教导。对此有很多的加尔文派。我相信加尔文派信徒没问题。他们有……他们有经文可以站立。阿米尼亚派信徒也是如此,但他们俩跑出去了,跑到极端,断绝了,制造争论。神将整个东西领回来,放在《以弗所书》里,纠正它。是的,没错。

这就是我们所在的地方。一个往这边跑,一个往那边跑,一个这样跑极端,那样跑极端。教会一直都是这样走的。这就是人。你瞧?人不想要被神引导。但不管何时我们到一个地步,忘掉了我们是弟兄,我们都是为一个地方奋斗,那就是我们离开神的时候。我们必须互相认得对方,即使是在我们的独特性上。
21

我有个弟弟又高又瘦,金发,扁平的鼻子,皮肤白皙;他的样子不像我。我们举止不同。你决不知道我们是兄弟。但他的爸爸是我的爸爸。如果家人照他的模样接受他,照我的模样接受我,那我们就互相接受对方是兄弟。是的。在基督徒的领域里,我们必须这样做。我们必须相信,对彼此有信心。

当基督徒失去对彼此的信心时,魔鬼就得到了教会。是的。我们必须对彼此有信心和信任,互相容忍。
22

呐,在这个……当一个小婴孩,我看见异象。我一生一路下来都看异象。不完全是你们听到读到很多次的那样,当天使来告诉我做什么的时候,而是我整个的一生。异象总是临到我,通常一件事,通常我得到的那类人是在别的地方经过那些医治队列等等的,是剩下的人。在某个地方医治队列里的人,在福音下没有得到足够的信心,他们又折回到聚会中。

哦,那样做的……那是一件好事。神在这里有一套加固装置捕捉那类人。瞧?好的。
23

比如,我刚好……不久前我遇见一个朋友。我正看他在不在这里,他在。我第一次见到他有几年了;那是我最初的几个呼召之一,我去参加神医治的事工。他在圣路易斯。你们很多人听我谈论……很多时候在我的聚会中,当我最初在浸信会教会被按立时,我常手臂下夹着圣经走来走去,我以为自己是个传道人。一天,我刚好去参加一场帐篷聚会。我听见一个人传讲,传讲得上气不接下气,双膝碰在一起,屏住呼吸。你可以在两个广场外听见他,回过头继续讲。你听我说了很多次。那人今晚在会堂里。从此以后我说,我对自己是个传道人这一点比较保持沉默。我不怎么这样说。我慢条斯理的方式想也想不了那么快。

但不管怎样,那是主的天使在上面那个叫格林斯米尔和达奈尔米尔的地方遇见我,告诉我这些事的时候,那传道人是从圣路易斯来的多尔蒂先生。
24

他打电话叫我去他家里,看他的小女儿。他听到了一些事,打电话叫我去看他卧病在床的小女儿。医生不清楚她有什么问题。我认为他们称之为类似……是像……你中风,颤抖,是舞蹈病。我相信你发音是正确的。医生们对小女孩尽力而为了,全城的传道人祷告了,存敬畏的心,用油膏抹小孩。她父亲是神的医治了不起的信徒。

他打电话给我,当时我没有合适的衣服穿去圣路易斯。我的会众……我没什么钱,所以他们那天晚上凑了十一美元,给我买了一张火车票,我坐火车离开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去圣路易斯见多尔蒂弟兄。其中一位弟兄让我穿他的外套,另一位弟兄借给我一套衣服。我去了圣路易斯。我永远忘不了,当火车第二天早上抵达时,多尔蒂弟兄站在那里。他看起来疲惫。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从主听到什么东西了吗?”
我说:“没有,多尔蒂弟兄。孩子怎么样?”
他说:“相当糟糕。”
我去了他家,见到了他妻子,她的面容消沉,萎靡不振。
25

一个又一个星期,这个可怜的孩子躺在那里,头发卷着,如此甜美的小女孩,糟糕极了,狂暴……她的嘴唇,她会咬舌头等等,乱动乱来。什么都不起作用。她要死了。可怜的小家伙,小手臂看上去很可怜,金色的卷发,像我的小利百加一样可爱。我看着这小家伙,心想:“求主怜悯!”屋里一直都有圣灵充满的基督徒。祷告会在各处举行,却没有结果。

是的。我们出去。我们为小孩做了祷告,没有结果。下去教会,我们在他的教会祷告。我跟他父亲跪在那里,说:“神啊,如果你让那小孩好起来,我答应你我要出去服事。”我一直感到我应该出去。
26

我回到屋里,没看到结果。我们等了几个小时。我坐在房间里,可怜的家庭,人们想要帮助他们,他们来回地走。可怜的孩子,样貌可怕,举止失常。他不愿……像动物一样制造噪音,呜呜叫。她叫得太厉害了,以至于……尖叫,没别的声音了,就像只动物一样,小女孩发出古怪的声音。

哦,我在那里坐了一会儿,走进客厅坐下。我走到街上,在街上走来走去,祷告。我不想走得太远。我以前没到过圣路易斯,所以我不想离开街道,这条街道。我回来,他父亲即孩子的爷爷在外面见到我,说:“主说了什么话吗?”
我说:“还没有。”
27

我回去,坐在屋里。里面有几个女士在祷告。当我开始坐下时,我看到异象出现。呐,我不清楚是什么。有人进来,异象离开了我。我出去,出去,坐在门外传道人的车上。我坐在那里,低头祷告,打开眼睛,我感觉有东西“呜”地来到附近。是那道光。

我要多尔蒂弟兄今晚一定要得到其中的一张照片。他一张也没见过。医治他女儿的就是那个。
这光在那里四处运行。我观看,异象出现在我面前,我在汽车的顶盖上清楚地看到发生了什么事,孩子有什么问题。
我走进去,多尔蒂爷爷站在门口。我说:“多尔蒂弟兄,”我说:“现在你还信任我吗?”呐,他和他妻子就坐在现场。我说:“你还信任我是神的仆人吗?”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28

我说:“我有主如此说。”哦,你知道,我从未有过那种感觉,多尔蒂弟兄,多少次在世界各地有那感觉?我当时知道得很少。于是我说:“多尔蒂姐妹,你照我说的去做。”

她说:“好的。”
我说:“我要大家离开屋子,只留下家人。去厨房拿一个花岗纹的平底锅,取一些干净的水,拿一块小白布。”她去拿了,然后回来。我说:“我要多尔蒂爷爷跪在我旁边,孩子的父亲跪在我另一边。当我重复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我要孩子妈妈摊开那块布,拧干,擦洗她的脸,然后是她的双手,当我念完的时候,你要洗孩子的双脚。”当我念完时,主的道临到了,“主如此说:孩子必得医治。”我讲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就是要把一根骨头压回去,她从地窖门上跳下来,把那根骨头撞移位了。贝蒂,你在哪里?我知道你……你愿意站起来对人们作个见证吗?今晚女孩在这里。那是大约七年前。多尔蒂姐妹,那是真的吗?你坐在这里。那是孩子的爸妈,他们坐在那里,妈妈和朋友坐在那边头上。
谢谢你。愿神祝福你。
29

呐,你瞧,有事情必须发生。呐,离开前再讲一个见证。在肯塔基州的同一个地方,我和一个卫理公会传道人过来,我是浸信会传道人。那人是约翰逊弟兄。比勒弟兄,你知道他是从新阿尔巴尼来的。他有一个卫理公会教会。我们过去常互相开玩笑。他会说:“如果你上去到比尔的教会,他是个浸信会的,会把你淹死等等,”你知道,像那样。但我们是好朋友。

我想我有时间作这个小见证,然后我会快点。呐,我要你们赶快专注。
他说:“比尔,如果你下来为我传讲一个晚上,我不会要求你为病人祷告。”
30

当我到家时,我不喜欢……你永远不知道那对你的心是多大的拉动。我要你们留意,播放这些磁带,看看它在你的病情上说了什么。我靠着神的恩典支持它所说的东西。呐,不管是什么,不管需要多久。

最近,我有一个见证进来。有两个妇人,她们参加聚会,其中一个妇人上来,她有可怕的胃病。她接受了祷告,主的天使临到,说出了她所做的事等等。她愿意纠正,圣灵说:“主如此说:回家,吃你想吃的东西,因为你会好的。”
她回到家,有位女士是她的邻居,喉咙上有个大肿瘤,圣灵告诉了她同样的事。她会恢复起来。我奉主的名说她应该得医治。
31

哦,有胃病的妇人回到家。她说:“哦,我全心相信那个。”朋友,什么是罪?罪。抽烟不是罪;喝酒不是罪;犯奸淫不是罪。那些是罪的属性。“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不信就是罪。对吗?你做那些事,是因为你不信。

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瞧?关键是你的信心。如果你相信神,你就不会做那些事,瞧?那是罪的属性。你抽烟,是因为你不相信神。你喝威士忌,是因为你不相信神。你说你信,但你的见证、你做的事为你大声地做见证。是的。凭着他们的什么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他们的见证吗?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是的。)凭着他们的果子。你做那些事,是因为你是个不信者。
32

是的。当这妇人,她回到家,开始吃,这几乎要了她的命。哦,她相当恶心,呕吐了。几天过去了,几星期过去了。大约六个星期过去了。呐,我拿到了她的见证。她只是成千上万人中的一个,但我只是拿这个当例子。她住在伊利诺斯州。

她来参加另一场聚会,作见证。她说:“一天早上。”哦,她胃病太痛苦了,胃溃疡灼伤她。她站在窗边,正在洗碗碟,她说她太恶心了。她想要喝一口水,喝几口咖啡。这使她很恶心。她说:“过了一会儿,一股清凉的感觉临到了她。”她说她回去,相当饿。她拿起一个孩子上学吃剩的一些吐司,她吃起那吐司来。她说:哦,那奶油吐司会使她很恶心,但她太饿了,无法忍受。于是她吃了一两小口吐司,不,没有不良后果,她就把剩下的都吃了。她有一些孩子们剩下来的燕麦,于是她就把孩子们的燕麦吃掉了。那通常会使她相当恶心,但这并没有使她恶心。于是她倒了一杯咖啡,喝起来。没问题。她感觉很好。她说:“哦,我不明白。”
于是她上街告诉她隔着四五户的邻居。当她进去告诉邻居时,她发现邻居在里面放声尖叫,肿瘤刚离开了她的喉咙。
33

她们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在讲台上,主的天使那样宣告了,他不能一下子去到你那里。但他经过了那个街坊,确认神的道,使道正确。

有时候你祷告。我相信是但以理,天使不能在他求的时候就去到他那里,我相信大约有二十一天,是吗?二十一天后天使才到达那里,瞧?如果你失去了信心,就输掉了。但你做神说要做的事。首先这是神的道,其它的是第二位的。
34

呐,那天晚上在聚会上,我走出会堂,他们必须让我从后面出去。我下去,他说:“我告诉你,”这位牧师说:“我不愿请你为任何病人祷告。伯兰罕弟兄,我这里有个小女儿。”你们这里从杰弗逊维尔来的弟兄有许多都知道。

我刚好看到来自路易斯维尔敞开之门教会的考伯博士也坐在那里。我刚注意到你。考伯太太,哦,神祝福你。我没有注意到你在那里。博斯沃思博士,你知道他们在这里吗?博士,我相信你熟悉我要说的这件事。考伯博士来自路易斯维尔,在路易斯维尔市有最大的一间教会。他是亲爱甜美的弟兄,我也必须这样说,因为考伯弟兄确实是。你们传道人想要跟他握手,跟他学习。他是个非常可爱的人,他和妻子一家人都是。他是那个带着病得很重的小女儿到处跟随聚会的人。
35

我后来跟考伯博士相识了,他在城里有很大的名望,拿到了学位等等,我可怜的黄樟木在那附近没有多少影响。一次,他的一些朋友来告诉我,说他在路易斯维尔天主教医院做了手术,喉咙流血过多快死了。他们想要我过去为他祷告。当我去到那里时,这人有那么多宣教士等人站在房间里,他在那里屏住呼吸,想要让站在病房里的人得救。哦,我不想在一个那样的人面前进去。我只是跪在一个外套盒子后面,开始那样为他祷告,然后转过身,回家了。当我到家时,他们又打电话来,想要知道我能不能过去。我说:“我在那里的外套盒子后面为他祷告了。”

他们说:“哦,过来吧。”
36

我走到考伯弟兄那里;他站在那里,大出血快死了,在床上快死了,他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我祈求我们的主耶稣医治他,血马上止住了,不是一个小时后,而是当时他就好了。对吗,考伯弟兄?是的。他继续去牙买加或类似这个国家的某个地方。他正常,好了。

他带来了他的小女儿。我无法说出小女孩有什么病。他总是在家里逮住我。他继续跟随聚会。主祝福他的心,他北上安大略省温莎市和其他各处。一天,在田纳西州查塔努加,我们刚进去,恩膏还在我身上。他想要跟我握手,小女孩走过来,坐下,接着异象出现,清楚地显示了是什么事,她当场就得了医治。对吗,弟兄姐妹?是的。他的一个女儿,他们……哦,世界各地充满了见证。哦,充满了神的良善。
37

那天晚上,我走下台阶去约翰逊弟兄家,我想,照他告诉我的,他有个主日学。我只是想要给你们看恩赐是为了什么目的。呐,我下去,他们说,照他告诉我的,主日学教师一定是穿约束衣,精神完全不正常的。我走下台阶,那里站着一个模样好看、大约三十岁的女士。她说:“你好,伯兰罕弟兄?”

我说:“你是病人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有什么病?”
她说:“我不知道。”
38

我为她祷告,走了。几天后,在街上,妻子和我遇见她,她和另外两个妇人一起,哦,她的情形很可怕。我们走到一个叫“白宫”的小地方,我又为她祷告。当我去海外时,她继续打电话给我妻子,说:“哦,如果主的天使造访他,我不能离开这座城,不能离开这里。”她害怕;精神紧张。将近八年,她一直去看路易斯维尔市著名的精神病医生,一星期两次,每次十美元。哦,她可怜的丈夫快要因她破产了。看医生没有任何效果,病情依旧持续着。她去参加经过地区的每场神医治的聚会。他们那里有了一切。他们倒了足够的油在那女子身上,我想倒了一加仑油膏抹她。他们要把魔鬼踹出去,他们踢啊,叫啊,喊啊,做了各种的事,想要把……

魔鬼不管你怎么踢啊叫啊,他只是坐在那里。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但他知道他有多大的能力。当真正的信心站在那里时,他就没有能力了,他所有的一切就都被剥夺了。但你必须知道这点。
39

于是他们……她哪儿都去。几年来人们从全国各地去为她祷告。一天早上在家里,我没有时间详细讲,但主的天使进入屋里。我妻子他们都在那里看到了。她说:“比尔,让我打电话给那个妇人,好吗?”

我说:“肯定的。打电话给她。”我出去了。
首先你知道,有个人得了癌症从路易斯维尔来,那人来自路易斯维尔的浸信会教会。我在房间时,神医治了他,他现在就坐在这里。对吗,弟兄?是的,先生。来自路易斯维尔的浸信会教会,请在那里站起来作个见证。
40

我坐在房间里,我必须快点。我妻子说:“现在去这女士或妇人那里吧。”她有两三个孩子。我去到她所在的地方,我只见过她两三次,知道她属于卫理公会教会,新阿尔巴尼市梅因街卫理公会教会。她坐在那里,像这样举着手。我说:“姐妹,怎么回事?”

她说:“哦,我不知道,伯兰罕弟兄。”她说:“我想我疯了。”
我说:“我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你说话不像一个疯子。”
41

我必须让她的头脑往不同的方向伸展(你明白吗?),直到我能让她脱离那个想法。我说:“让我们旅行一番,回到创世以前,远远地站着观看世界出现,当时神还没有创造第一颗星星等等。”像那样。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主的天使进入这通道。当他进来时,我看见一辆小汽车那样奔跑,穿过我的房间。我说:“你出过车祸吗?”
她说:“没有,先生。”
42

我看到……呐,在讲台上,我为她祷告了,让她继续。瞧?但我让她在我面前。我又观察了一会儿。首先你知道,异象出现了。我看见异象出现,直接进入异象。异象抓住了我。我无法离开。我说:“我看见一辆小车。你坐在一个金发的男人旁边。一辆汽车开来。你经过,来了一道大光,是一辆火车。”异象消失了。她发出尖叫声,倒在地板上,晕倒了。异象又出现,又来了。她以前结婚了,丈夫去海外了,几个星期后,她是个年轻妇人。上次大战……丈夫去海外,她是个女孩,开始到处跑,孤单,她开始跟另一个男人到处跑。一天晚上,她跟那个男的坐车出去,做了对她的婚姻誓言不忠的事,回家的路上几乎被火车撞死了。我把她做的一切都给她说出来了。她从地板上起来,开始放声尖叫。妻子进来,说:“嗯,怎么回事?”

43

她说:“哦,伯兰罕弟兄,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说:“我还以为你告诉我说你是个基督徒呢。”
她说:“我是。”她说:“几年前我已经向神认罪了。”
我说:“你得罪的不是神,而是你丈夫,你们的结婚誓言。你是个结了婚的妇人。”我说:“如果你要痊愈,就必须去跟你丈夫纠正这事。”
她说:“我不能那样做,那会拆毁我们的家庭。”她说:“我已经有三个小孩了。”她说:“我丈夫会离开我的。”
44

我说:“女士,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我说:“你知道,世上没有一个精神病医生能把那事情从你身上掏出来。那件事在你魂之墙的另一端,你……你下意识地想到那事,直到你陷入了这个状况。”我说:“这就是事情的全部。那是事实。你知道它是事实。除了你、那个男人和我,世上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事。”

她说:“是的。”但又说:“我实在不能纠正这事。”
我说:“哦,我能做的就这些。”
她说:“哦,你不要离开。”
我说:“不行,夫人。那房间坐着一个人,这人在这里。”我说:“他病得很重,一直烧到今天早上。”我说:“我必须进去。还有更多人要来。”
她说:“哦,我不能。我该做什么呢?”
我说:“去打电话给你丈夫,纠正这事。和好了。把事情理顺。那是唯一的方式。”
45

她说:“哦,”她说:“我实在不能那样做。”她说:“哦,我实在……我要死了,我要……”开始那样。我刚好四处观看,看见一样东西在她旁边形成,我观看,那儿站着一个男人,黑头发,往旁边分头,有点波浪式,比她年长一点。

我说:“你丈夫是个黑发男人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有点高吗?”
“是的,先生。”
我说:“他是教会的执事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他在雪佛兰公司工作,是吗?”
“是的,先生。”
我说:“他也有同样的事要向你承认。”难怪约翰逊弟兄不能有复兴。
我说:“瞧。”我说:“你丈夫,当他在法国着陆时,带了一个女孩,”我说出了他做的事。我说:“有个妇人在他办公室工作,穿着粉红色裙子,不到三天前他们坐在一辆绿色的雪佛兰车里。他犯了同样的罪。”
她说:“不是我丈夫。”
我说:“哦,你们都最好把事情纠正了。你最好打电话给他。”
46

于是美达过来跟她交谈,劝她打电话。她去打电话给丈夫,他们上了车,在路上见面。她上了丈夫的车,说:“现在我要告诉你,”她向丈夫承认了一切。丈夫看着她,她说:“两三天前,你不也跟这妇人、办公室的妇人出去,你们坐在这辆绿色的雪佛兰车里,她穿着粉红色的裙子。”

丈夫说:“你怎么知道呢?你去哪里了?”于是她说出了她去了哪里。
丈夫说:“亲爱的,那是事实。我承认它是事实。如果你赦免我,我也赦免你。我们要养育我们的孩子,开始正确地生活。”
47

几分钟后,他们又回到台阶上,泪水流在他们的脸颊上。哈,这时撒但输了。瞧?关键就在这里。瞧?问题解决了。但只要那罪在下面,不管你叫得多大声,脚跺得多厉害,倒多少油,祷告得多大声,或祷告得多容易,不管你做什么,魔鬼依旧会呆在那里。因为只要你有未承认的罪,他就有合法的权利,是的。

你在台上观察。你很少在这里听我说这样的话:“我赶出这魔鬼。”我必须先看那样做是不是神的旨意,我要为这人祷告,但从不点鬼魔的名。
48

你晓得那样的一个恩赐可以送你的魂下地狱吗?多少人相信摩西是先知?多少人相信他不顺服神?当然。神说:“下去,对磐石说话。”再也不要击打它;它已经被击打了一次。那是基督,对吗?摩西是先知,在神面前有能力。他下去,反而做了神吩咐他不要做的事。他击打了磐石;磐石没有流出水来,他又击打,说:“你们这些背逆的人,我们要为你们从这磐石取水吗?”他做了违背神旨意的事,因为神已经分派他作先知,他有能力叫水从磐石流出来,不管那是不是神的旨意。对吗?他这样做了,是吗?你知道那不是神的旨意。神吩咐他不要击打,但他还是击打了。然而,神处理了摩西。对吗?神不肯让他去到应许之地。

以利沙怎么样呢?那个秃头的年轻人上去,他是年轻人,小孩子们开始戏弄他说:“秃头的!秃头的!”哦。但这使先知发怒了。他转过身,咒诅那些孩子。两只母熊杀死了四十二个无辜的小孩子。对吗?你知道杀死那些可怜的小孩子不是圣灵的性情,而是一位发怒的先知。要谨慎!
49

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故此,我从容地留意我所做的事。神把一样东西加在某个人身上,如果神不加在那里,他就允许撒但去做,把咒诅加在那人身上,因为他想要做一件事,而我却过来把它从人身上拿开。看到什么样的情况了吗,神要做什么呢?故此,我从容下来,留意我所做的事。当我发现神的旨意后,我就知道我的脚是放在哪里。但直到我知道神的旨意之前……呐,我不是谴责不知道的人。那是……如果他们不知道,神不会让他们负责。绝对没错。他们做他们能做的事。故此,我从容地留意我所做的事。你们现在明白吗?

那就是为什么我祷告的没有那么多了。如果我看到一件事,我看到神所做的事,认罪也做了,一切都清洁干净了,我就要求魔鬼离开这人。如果我没看到,我就不明白。如果你在台上,想要去到另一个人那里,当我一看到一件事,不对的事,我就说:“对吗?”
“是的,没错。”
“你愿意接受基督作你的医治者吗?”
“是的。”
“哦,神祝福你。去吧,愿主使你痊愈。”
50

我不知道病人会发生什么事。我只是想要让他们的信心提升到一个地步,使他们能得医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此时站在这里说话,我站在这里说话,我看到一个人在这里得了医治,正当我站在这里,站在台上的时候。几分钟前当我作见证时,一个人在台上得了医治,是的,一个人得了医治。
主祝福你们。明晚,若主愿意,我们去到另一个大地方,我们要去那里,我想要传讲大约十五或二十分钟,看我们能不能为整群人祷告。你们喜欢那样吗?如果你们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只要上来,为他们祷告,不查病因,免得我碰到应当查出来的事。所以,让主来查找吧。
51

你们现在明白吗?你们一直都明白吗?如果有人说:“是什么使伯兰罕弟兄花时间,像这样从容不迫呢?”记住,一个异象,看一个异象消耗的力气比拼命传道两个小时还更多。但以理看一个异象,就头痛了多日。对吗?

呐,在这里我没有看整个图画。就像我经常说的:“瞥见。”你们有多少男孩子曾经溜到木板栅栏边,透过节孔观看球赛或什么事?你知道我的意思,或是游艺团经过?瞧?你踮起脚跟站着观看,说:“我看见一头大象。”瞧?然后你又掉下来了。接着又抬头看。“我看见一只长颈鹿经过。”哦,瞧,你只是看。这些异象就是这样的,以那个方式把它呈献给你。瞧?当我竭力全力,留意观看,圣灵在周围运行,我想要看异象是什么,我在这里看见,一所医院出现在我面前,一个妇人在做手术,胆囊……“胆囊炎,是吗?你动过手术吗?”
“是的。”
“神祝福你,阿们!”瞧?
52

我刚……但那是我在推动恩赐本身。当我站立时,甚至跟它毫无关系,神降下来,揪住我的衣领后面,把我提到栅栏上,说:“你看到它从哪里开始了吗?看到它们在这里的一切了吗?看到它在这里是什么了吗?”那是神做事的时候,瞧?那是神凭自己的旨意做事的时候。当我像这样挤过去时,因为那是个神的恩赐,故此我从容不迫,因为是我自己挤过去。你明白吗?如果你明白,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明白,我相信你。”是的,谢谢你们。

神祝福你们。今晚我要尽我所能为所有人祷告。对不起,我留你们这么迟。我在肯塔基州的一场聚会,我要你们……当我在这里时,我想要做我所能做的一切。海外有点吵闹,也许下个星期,若主愿意,我们就要越过河去埃文斯维尔。让我们低头。
53

[原注:磁带空白。]只要把这个移到后面去。我想要大家保持真正的敬畏。呐,我……你知道我多么相信老式的宗教。我相信赞美主和叫喊赞美神。但现在,我们像这样站着,我告诉你它做什么。当你走动时,(你瞧?)原因……如果周围有信心的堤岸,你就会感觉到鬼魔互相拉扯。你明白吗?如果某个人有什么问题,就像会堂里某个人,他们有什么问题,哦,当一个病人有什么问题,那是共鸣的鬼魔,它们互相来回地拉扯。当你有,当你有信心时也是一样。如果你周围有信心的墙。记住,耶稣把众人和类似的东西都赶出屋,然后为病人祷告。记得吗?瞧,需要那些真正相信的人,那些真正跟神连上的人。

54

呐,这个人站在这里,我想我们彼此是陌生人,是吗,先生,我不认识你。但我们……我们彼此是完全陌生的人。我所知道的就是他站在讲台上。他是男人。我祈求神帮助。

现在我要问:这里有谁是第一次来吗?让我们看看。你是第一次来参加我的一场聚会吗?哦,看看那些手。这使事情变得糟糕。瞧,每天晚上都应该经过。
呐,当耶稣在地上时……我要问你:如果耶稣基督在地上,说到医治这个人或其他任何人,他不能这样做。他已经做了这事。对吗?但是,如果他在地上,他没有宣称是医治者,是吗?当他经过残疾人,有很多瘸腿的、瞎眼的、跛脚的、血气枯干的人躺在毕士大池旁边,耶稣从每个人旁边经过。
你相信他……你相信耶稣是神,他是以马内利,神在他里面吗?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圣经这么说。他是伟大的耶和华神,在地上的受膏者:神与我们同在。他经过那些残疾的和受苦的人,一个对人充满了同情和慈爱的人,经过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和血气枯干的人,对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却走到一个躺在褥子上的人那里,医治了那个人,告诉他拿起褥子走。然后走开,离开了躺在那里的整群人。对吗?
若神愿意,在以下几个月里,我要走过同样的阶梯或同样的地方去那池子。若是主愿意,在下面几个月里,我要去巴勒斯坦。
55

呐,那里躺着许多人。许多人,我得知,需要两千人才成为许多人。有许多人。哦,你记住,那些批评者就像他们在这里或别的地方一样。“为什么你不医治那个人呢?要是他医治这个人,我就相信。”嗯,当他来到自己的家乡时,他不能行许多的异能。对吗?圣经说:不能做,因为什么呢?[原注:会众说:“不信。”]他们的不信。是的。但他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有什么问题。对吗?

呐,腓力上去,带来了拿但业,耶稣说他知道拿但业来之前在哪里。
56

妇人在井边,耶稣跟她谈了一会,捕捉她的灵。然后他说,他把妇人的问题给她说出来了:“去叫你丈夫。”那正是妇人的问题所在。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是的,你有五个丈夫。”
“嗯,”妇人说:“我看出你是先知。”她跑进城,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把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她很兴奋。耶稣从未把她所做的一切事给她说出来,只是把她做的一件事给她说出来。但如果神能向他揭示那件事,神也能揭示一切的事。对吗?
现在仔细听,你们明白这点,因为我正在等候一件事,你们知道。呐,他就站在那里,留意。
这些犹太人发现这个人拿起褥子,《约翰福音》5章19节,他们质问他。当他们找到耶稣时,他们质问耶稣。现在听耶稣说的话。
57

“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对吗?但是,“他看到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对吗?根据基督自己的话,我相信他讲了真理。我把生命放在他讲真理的任何地方。除非在他里面的神先藉异象揭示和显给他看要做什么,否则他什么也不做。

看看拉撒路的复活。他离开家三天,继续走。他们派人叫他;他只是继续走。后来他转过身说:“拉撒路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因为你们的缘故。但我去叫醒他。”瞧,父已经清楚地显给他看。拉撒路要死,这一切的事,需要三天让这事发生。当他回到……
看看他去坟墓的时候。他说:“我感谢你,因为你已经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瞧?接着他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的人站起来,又活了。阿们!同样的耶稣今晚在这里。是的。
58

呐,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信者)不再看见我。”呐,有一些人坐在这聚会上,说:“哦,那是读心术。那是心理感应,那是……”他们可以说……他们对耶稣说了同样的话。对吗?他们称他别西卜。你知道别西卜是谁吗?鬼王,最大的算命者和魔鬼。他们说:“他是别西卜。”

耶稣说:“他们若骂家主是别西卜,何况他的门徒呢?”所以,这是耶稣基督使徒、门徒的真实迹象(对吗?)。我们所讲的这一位……
想一想,朋友。一千九百年后,站在学校的这礼堂里。耶稣基督,如果他从死里复活了,他说:“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阿们!
59

弟兄们,这使我太激动了。哦,它使我的心……知道我站在这少数人面前,当我一次站在十万人面前,代表同样的耶稣基督,不惧怕我们所谈论的东西,因为他……那天晚上,那位天使说:“我必与你同在,我必站在你旁边。”他现在就在这里。我知道他是什么。我知道他从哪里来。

至于我自己,我不好,我只是个人。但是他,他是以马内利,是神。所以我知道他在这里。
这个人站在这里,我们是陌生人,我的弟兄,我对你一无所知。据我所知,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但神知道我们俩。
呐,我要跟你交谈一会儿,为了捕捉你的灵。你明白吗?因为你是一个人,我是一个人。我们年纪不同;也许出生相隔很多英里,长大了,一生从未见过对方,但神知道我们俩。哦,如果我是他的先知,呐,先知的意思是传道人。瞧?如果我是他的先见,我已经讲了真理,神能够,如果他借着揭示的能力……你不能隐藏自己的生命,即使你要隐藏,对吧?神知道你的一切。他可以清楚地显示你是谁,从哪里来,你的病是什么,你会怎么样,需要什么才能痊愈。对吗?如果他这样做,阿们!如果他不做,我要为你献上一句祷告,然后你离开讲台。那是我知道要做的唯一的事。
60

呐,我要你观看,并且相信神已经差遣我帮助你。谢谢你。我相信。我相信你的灵有一个美好的感觉。你是个诚实的人。你是……你关心……不,首先,你身上有湿疹在爆发。不能……没有东西触摸。呐,你是不是有个亲人或妻子或某个人……那是脊椎上的关节炎,对不对?是她脊椎上的关节炎。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有个习惯,是吗?抽烟。那是错的。你愿意戒烟吗?好的,到这里来。

61

神啊,怜悯,主啊,祝福我奉你名祝福的这个人。愿他得医治。愿你的灵降在他身上,愿阴间所有的权势离开他,愿这习惯离开他,愿他完全正常,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神祝福你,先生,去吧。是的,它会离开的。欢喜快乐地出去。你会注意到它会很快从你身上消失。
让我们说:“感谢归于神!”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现在要敬畏。记住,湿疹在这会堂里释放了。它像个影子从这人身上出去了,[原注:磁带空白。]
要敬畏。只有神能使你痊愈。我不能;我是一个人。神祝福你。它结束了。
62

女士,你坐在那里,穿蓝色外套看着我,你也病了,对吧?你有某种内脏疾病,想要得医治。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你全心相信吗?好的。你可以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神祝福你。阿们!

你全心相信吗?等一下。大家保持敬畏。不要到处走动。有一件事发生,在哪里呢?刚才会众中有没有人得医治?在哪里?妇人。我说的人得医治了,有人。他们在哪里?我说的……我是不是对会众里的人说话呢?哦,对不起。站起来。你是什么疾病,女士?夫人?[原注:姐妹说:“内脏疾病。”]
63

坐在那里的,瞧这里,就在底下那排,你也有内脏的病,光悬挂在上面。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结肠病,你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你现在想要接受你的医治吗?你接受吗?那就站起来。神祝福你。现在回家去,你会好的。那是撒但。我看到它往后退,我不知道它撞到哪里了。瞧?它跟同样的灵共鸣。你现在可以回家,好了。神祝福你。

会堂里的任何人都能得医治,只要你相信。是的。
到这里来,女士。对不起。你全心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不认识你,一生从未见过你,没法知道你的任何事。你不认识我。也许……我们只是在这里见面的陌生人。对吗?你的病是在胃里;是肿瘤。对吗?如果是,请举手。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见、主的先知吗?瞧,我这样问是因为神的天使对我说:“你若让人们相信你。”瞧?这就是我这样问的原因。
等一下。再看这里。你有个亲人受伤了,是丈夫。他伤到了左臂,他……一棵树倒在他身上,或树梢什么的。对吗?如果是,请举手。你们俩都回家去。你会好的。耶稣基督使你好了。神祝福你。走下讲台。神与你同在。
大妈,你相信神会让你的关节炎好起来吗?你坐在那里为这事祷告。就在这里。好的,站起来,它结束了。神祝福你。你现在可以回家。神祝福你。
64

过来,姐妹。你全心相信吗?哦,太好了!为什么你们大家现在不相信呢?瞧?你相信吗?当然,我看到,你有一条手臂折断了。你有几个问题。你几乎起不来。是的,是风湿病。你一直为这事焦虑;你认为你得了小儿麻痹。但那不是小儿麻痹;是风湿病。你的肾还有肾结石。你的肝也有问题。你必须继续吃药。肝……肝不能发挥功能,除非……对不对?是神经的毛病使肝脏瘫痪,不让胆汁正常地流。为此你必须继续吃药。你没有……你跟韦伯特弟兄熟不熟?我看见他跟你交谈什么的。他是你的牧师。来。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祝福降在这妇人身上,愿神的圣灵医治她,使她痊愈。不管她的病是什么,主啊,你知道它们的一切。我祈求你使她完全好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神祝福你,女士。
65

好的。过来。你相信吗?全心相信吗?相信全能的神在这里使你痊愈吗?你在这里问我一个问题。首先,你得了恶性肿瘤,肿瘤,癌症。你感到你现在好一些了,对不对?你想到一个年长的妇人。她是你妈妈。她有关节炎。她的眼睛还有问题。对不对?哦,现在去按手在她身上。愿神使你们俩痊愈。

主耶稣啊,我祈求你应允这祝福,奉耶稣基督的名。我这样说,把那东西放在她身上。她可以让你拿这东西,寄给她。
好的。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神在这里使你痊愈。你相信吗?好的。我要祈求神医治你。你知道你现在要因一个肿瘤动手术。你也有关节炎。但神必医治你,只要你相信。
主啊,我现在祈求,按手在这位老大妈身上,奉耶稣的名,阿们!
66

它结束了,姐妹。你可以走下讲台了。她再也没有关节炎了。你看到了。瞧,像这样抬脚。像真正年轻的女人一样走路,像这样上下跺脚。

让我们说:“感谢归于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于神!”]
我的弟兄,你上来时相信吗?你想要那心脏病好起来吗?你说:“我接受我的医治。”神祝福你。走下讲台,说:“主耶稣,谢谢你。”
好的。过来,女士。你上来时相信吗?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吗?他能吗?你相信他已经做了吗?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是什么,你会接受吗?你能吗?瞧,我不能医治你。不能。但你晓得你濒临死亡,知道你这样站着活不了多久。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摇动你的信心,女士。
67

瞧这里。我们是陌生人吗?我们互不认识。神知道我们俩。对吗?你到这里来经过了一番挣扎。对不对?生活对你是很艰难的事。你得了胃病。对不对?几乎濒临死亡,对不对?但你祷告了,祈求神,如果你能到这台上,就会得医治。你相信如果我按手在你身上……那是真的吗?不久前你在床边那样祷告。跪在床边。呐,那是不是真的?如果是,请举手。

呐,过来。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拘禁这妇人的魔鬼该受咒诅。愿魔鬼离开妇人,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魔鬼走开。
现在去吃你想吃的东西,女士,去吧。
让我们说:“感谢归于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于神!”]
好的。带姐妹来。女士,你也有胃病。我一那样说话,就震动了你。对吗?你的胃病是消化性胃病。只管去,吃你想吃的东西。神祝福你。去,得痊愈。
68

过来,女士。你相信主吗?当然,你瞧,你戴眼镜。我们知道那是真的。但我看到你早上几乎起不来。你的背上有关节炎。对吗?只管走下去,说:“主啊,感谢你医治我,”得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

让我们说:“感谢归于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于神!”]
好的。过来,女士。你是个很深沉的思想者。你对此全心真诚。但它导致你成了一个紧张的人。你很紧张。你总是顾念别人的事,想到那个,还没走到桥那里思想就已经过了桥,营造永远不发生的事。借此引起了你的胃病。对不对?是的,现在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如果你今晚离开这里,说:“主耶稣,我接受你为我替代受苦,我接受你在各各他给我的医治。我要去吃我想吃的东西,告诉魔鬼我自由了。”你会这样相信吗?那就去做吧。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69

好的。过来,女士,你我是陌生人。我不……就是要这样想,姐妹。就是要这样专注主。有件事你……是疝气。你全心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医治你吗?你全心相信,就能得着。

你,姐妹,你有妇科病,对不对?是脓肿。神祝福你。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你相信吗?来,我祝福你,我的姐妹,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主医治你。阿们!现在去吧。
哦,太好了!
好的,过来,女士。你相信吗?要有信心。
70

先生,你坐在那里,你刚得医治吗?戴眼镜的那位,你刚得医治吗?是的,先生。你有湿疹吗?哦,你后面的那位女士,那是……你也有湿疹,是不是?呐,那是它所站的地方。我看见光悬挂在那里。好的。耶稣基督也使你痊愈了,女士。魔鬼想要将你从那里逐出去,但神祝福了你。阿们!我能看到祝福降在那人身上,我不能说。

让我们说:“赞美归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归于主!”]太好了!
心脏病离开你了,姐妹,欢喜地走下讲台,说:“谢谢你,主耶稣。”
71

撒但,哦,他现在被打败了。他在各各他被打败了,他在这教会里被打败了。他暴露了,他肯定被暴露了。他鬼鬼祟祟,下流,但他不能向神隐藏,神知道他在哪里。

女士,你有妇科病,你现在相信神医治你吗?好的。欢喜去吧,为这事作见证。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
让我们说:“感谢归于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于神!”]
有人……先生,你的卡片掉了吗?没关系。只要拿着。也许我们过一会儿可以叫到它。
72

先生,你对此怎么看?坐在那里系条纹领带的小伙子,你相信那是真理吗?是的,是的,先生。你想要你的疝气好起来,想要相信神使你痊愈吗?好的。站起来。神祝福你。当你的卡片掉了,你不知道掉了的东西是什么时,我抓住了你的注意力。不,那是下个人的卡片。要有信心。我看到他站在你旁边。那是在你的左侧。但神会使你痊愈。对吗?如果是,如果是,请举手。是的。好,现在摸摸下面,你可以看到它离开了。现在你好了。耶稣基督医治你了。赞美主!阿们!就是这样。瞧?

73

要敬畏。这是一个聋子。你们在各处低头。创造天地的主神,借着耶稣基督创造了万物,他此时站在现场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我祈求你医治这个人。愿这想要夺去他性命的耳聋的灵从他身上出来,这灵要使他走在行驶的汽车前面被撞死,送他提前去坟墓。你这称作耳聋的邪灵,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从这人身上出来。

你现在听见我说话了吗?[“听见。”]看你能不能说话,说:“阿们。”[“阿们。”]说:“我爱主。”[“我爱主。”]你得了前列腺炎。医生想要给你动手术。哦,赐给你医治的耶稣基督,医治了你的前列腺炎。去,得痊愈,奉主耶稣的名。神祝福你,弟兄。
阿们!太好了!不要走动。你全心相信吗?主的天使继续悬挂在这里这个区域。就在这个圈子里。
74

坐在那里的女士,戴着黑帽子,像这样有点灰头发,你有关节炎。对不对?你是主想要靠近的人。我看见你跛着脚行走,看见你想要从某个东西上下来;你几乎下不来。有时候它临到你全身,使你相当僵硬。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相信吗?你信吗?那就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奉主耶稣的名。神祝福你。

坐在她旁边的女士,在她旁边的,主就站在她头上。你有某种肿瘤,女士,是在喉咙里,是甲状腺肿。对吗?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相信吗?阿们!神祝福你。就是要这样做。就是这样。疾病离开了她。瞧,它从喉咙掉下来了。疾病离开了。神使你痊愈了。
让我们说:“赞美归于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于神!”]
75

他悬挂在坐在那里的一个年轻妇人头上。女士,你对此怎么看?有个肿胀的脾脏,是吗?对不对?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神把他的话赐给我吗?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你必痊愈,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原注:会众说:“感谢归于神!”]大家都起来,将赞美归给他,为我们的医治感谢主。
主耶稣,你是可爱的,今晚医治这里所有的病人和有需要的人。我们将赞美归给你。我们知道你在这里。我们知道你的灵在附近祝福和医治凡有需要的人。主啊,那些站在这里的人(除我以外)都知道我的力气不见了,但主啊,你在这里。作为你的仆人,我管辖这会堂里的每个污鬼,对撒但说:“你是个失败者。神已经差遣基督,他赢得了胜利。我靠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命令你,从人们身上出来,离开他们,从他们身上出去,奉耶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