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729 《创世记》的问题解答

1

呐,如果有人还有问题要交上来,那么,只管递上来,让哪个孩子拿上来,或随便你们怎么做。也许,若我们讲完……这里一页里面有大约六个问题,还有这里,然后那边还有两个。

呐,我们想要找出来,这样做的原因是想找出人们心里的东西,他们在想什么。瞧?这些东西造就了一个坚固的好教会。你得有一些时间,把所有东西从路上挪开,就像把杂草等给铲出去一样,你知道,这样你就能稳固地前进。所以,我们才安排一次晚上的问题解答,目的是要找出问题来。
2

呐,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呐,这次我完全放开了。我说……呐,通常我会说:“呐,如果有人有什么关于经文的问题,想要答案的,那你可以问。”(谢谢你,弟兄。)我说:“只要跟经文有关的问题,都有答案。”瞧?我们会回答的。但今晚我说……

你知道,他们过来以后,他们说:“比尔弟兄,”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认为某个人做某件事,那也是基督信仰吗?”
瞧,那有点像去逼人家,所以我说:“让他们今晚问吧。”看,没关系的。所以我们就要找出来,看是不是在强逼人。
3

哦,今晚我确实感到很好。整个下午都在烈日下割草,所以确实感到很好。

我们现在很快就有一场聚会,不要忘了,八月二十三日,在芝加哥体育场,一直到九月五日。在那里,期待在主里过得愉快。现在各处都已经做宣传了,各种不同的报纸也刊登了。我们期待度过一段好时光。
呐,我想,我拿到了一、二、三、四、五、六个问题,都在这一页纸上;差不多都是有关同一件事的,都在《创世记》里。
4

呐,第一个是《创世记》1:26或1:26到28,在这里,这个人用了……他们问到它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的内容……我是说问了这问题,对不起。我们先来读一下。呐,他们把问题写在这儿,如果你们要记下来,很好。这里说:“神造人,乃是造男造女。”瞧?然后,他问到了《创世记》的另一处,他或她,问到了《创世记》2:7,“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这是另一处。我把它全部读完,这样把经文都放在一起,你就能明白了。呐,第一处,这第一段是这样说的。

5

Q-1 [问题1]神造人,造男造女。神造人,造男造女(呐,我想这是第一点)。《创世记》2:7,它说:“神造人(下划线),但他先创造了。”(他在这里画了下划线。)“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下划线),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等等。呐,这有什么差别?或以上的经文在哪里有联系?

呐,这是……如果你把它记下来,是《创世记》1:26到28和《创世记》2:7。呐,这是个很棘手的问题,我可能不……我对这点只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觉得是怎么样,就怎么样来回答。如果你不同意,瞧,那没问题。
我要称赞内维尔弟兄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很好的解答。呐,这些问题都很好。
6

呐,在《创世记》1:26这一节,神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如果你注意,我们要翻到26节,你可以读一读。如果你想跟我们一起读,我们很高兴你们一起读;查看一下。

26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27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7

呐,对于这点的讨论我听过很多次了,世界各地都有关于这点的讨论。呐,在《创世记》2:7,注意神在这里所做的。好的,是这样的:

7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译注:此处是照英文钦定本的直译。]
呐,是怎样形成的?这问题要问:
《创世记》1:26跟《创世记》2:7有什么联系?神造了两个人。哪一个是这个人,哪一个……它们有什么联系?它们在经文里是怎么连在一起的?
呐,现在你如果认真注意一下《创世记》1:26,让我们先来看第一部分。神说:“我们要……”呐,“我们要,”“我们”是……“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造人。”我们的形象,当然,我们晓得神是在对某个人说话;他是在对另一个存在物说话。“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田间的牲畜。”
如果你注意,在创造中,首先被造的东西当然是光;从被造物一直下来,最后被造的东西是什么?一个人。女人是在男人之后造的。好的,第一个……神的创造物中最后被造的是人类。
但如果你注意,神造第一个人时,是照着他自己的形象造人;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神是什么呢?呐,如果我们能找出神是什么,就能找出神所造的是什么样的人。
8

呐,《约翰福音》4章,你们读一读这章,耶稣对井边的妇人说话。如果你愿意,请翻到那里。我没有太多时间,没有把它们写下来,只得凭记忆来记。你现在查考一下,看我能不能很快找到。呐,让我们从4章14节读起。

14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15妇人说:“先生,请把这水赐给我,叫我不渴,也不用来这么远打水。”16耶稣说:“你去叫你丈夫…”17妇人说……
9

我想,要翻到上面一点才能找到,找到我要你们在这里看的。可能不是,可能要在下面才能找到我要找的。说什么?23节和24节,好的。

22你们所拜的……(是这个。)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没错,瞧?)时候将到……23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犹太人或外邦人)要用灵和真理拜他[译注:这里是根据英文钦定本直译],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
呐,下一节就是我要看的地方。
24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灵和真理拜他。
10

呐,如果神照着自己的形象,按着自己的样式造人,他造了什么样的人呢?一个灵人。呐,如果你注意,神造了所有的创造物,造了一个灵人之后(这就是那节经文,与问这问题的人要找的经文最接近),神让人管理牲畜、鱼和一切活物。但神在上面的创造中,他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来带领牲畜,带领田里的活物,就像今天圣灵带领信徒一样。瞧?

换句话说,亚当,他是神次一级造物中的第一个人。第一个创造是神自己;然后从神出来了逻各斯,就是神的儿子;然后从逻各斯,也就是道(“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从逻各斯又出来了人。
11

哦,现在我头脑里有一幅美丽的图画,希望你们能跟我去游览一下。我相信以前我讲过了,但我要讲到要点,使你们确实能明白。呐,让我们去游览一下,回顾一下。呐,不要去想天气有多热;让我们现在集中心思在所谈论所思想的事上。

让我们回到这世界还未有星星、月亮和所有一切之前的一亿年前。呐,曾有一个时候,地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永恒、永永远远;无尽的永远和永恒就是神。起初,神就在那里了。
现在,让我们走出去,站在这个栏杆的边缘往外看,看看这些事的发生。
12

呐,“从来没有人见过神。”[约1:18]没有人能在肉身的样式中看见神,因为神不在肉身的样式里,神是个灵,看到吗?好的。“没有人见过父,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他表明出来。”《约翰福音》第1章。瞧?

呐,现在注意了;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是空间。没有光,也没有黑暗,什么都没有;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却有一位伟大的超自然者,耶和华神,他覆盖了一切的空间、一切的时间。他从亘古到永远[诗90:2];他是创造的开始,他是神。无物可见,无声可听,也无原子在空中运动,什么也没有,没有空气,什么也没有,但神却在那里,那是神。(呐,让我们注意一下,过不久……)没有人见过那位神,呐,那是父,那是神,是父。
13

呐,注意。过不久,我开始看见一点神圣的光开始形成,好像光环或什么的。现在你只有用属灵的眼睛去看,才能看见。我们来看,整个教会都来看一下。我们现在正站在一个大栏杆边,观看神所行的事。我们要深入讲这个问题,你就会明白神是怎么把它带进来的。

呐,没有人见过神。呐,接着我们开始看见,藉着超自然的“眼睛”来看,我们看见一个小白光在那边形成了。那是什么?那是被一些圣经读者称作的“逻各斯”,或者“受膏者”,或“恩膏”,正如我先前说的,神的一部分开始展开,形成某个东西,好让人对他是什么可以有某种认识:它是一个运行的小光,那是神的道。
呐,神自己生下了这个儿子,他在有原子之前或空气生成原子之前就有了。那是……看,耶稣说:“父啊,求你使我与你同享我们在未有世界之前的荣耀。”[约17:5]看,在很远很远的过去。
14

呐,在《约翰福音》1章,他说:“太初有道。”在起初,“道就是神。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神展开自己,降在一个人里面;呐,注意他是怎么做的。

呐,从前,那时,这个小光环来到了。呐,我们还看不见任何东西,但藉着超自然的眼睛我们看见一个光环停在那里。呐,这就是神的儿子,逻各斯。呐,我可以看见他好像小孩一样在父的门前玩耍,拥有一切的永恒,瞧?呐,然后,在他的构想中,他开始思想要有什么东西,我能听见他说:“要有光。”他一说出话,一个原子就爆炸,太阳就出现了。它旋转了几亿年,形成熔岩,一直燃烧,形成了今天的样式:还在燃烧,原子还在分裂。
如果原子弹被发射出来,原子链就会把……这个地球就会像那边的太阳一样,爆炸崩裂。如果你能站在另一块陆地,远远观看这个,它看起来就像另一个太阳;如果那个链释放出来,原子就会燃烧这个地球,它就开始转,像那样旋转。从那个太阳出来的热量,这些几十亿度的巨大火焰会伸到几亿万英里远。
15

呐,现在注意这个。太美了!呐,神造了太阳,接着你知道,一块巨大的熔岩从它上面掉下来,大约像地球这么重,喷射出去。然后这位逻各斯,神的儿子,他正在注视着。他让它掉下来,经过一亿年,然后把它停下。接着,另一块熔岩飞出来,他让它流出来,落下来,经过几百万年,然后把它停下。呐,我们正站着,观看它的生成。

呐,他脑中想到了一些东西。他在做什么?他在写他的第一本圣经。人曾观看过的第一本圣经是星星,黄道带。它是一个完美的……它跟这本圣经相吻合。它以黄道第一宫开始,即处女座,对不对?黄道最后一宫是什么?狮子,狮子座。那是耶稣第一次来,他藉着童女而来;第二次来,他是作为犹大支派的狮子。瞧?他在天上继续往下写,一直写下来,直到癌症的时代。呐,他把一切都摆列在空中,都列出来,各种各样的流星,地球或太阳的碎片,远远地悬挂着。
呐,科学要去寻找那些散落的喷发出来的东西,这并不证明没有神,反而向我证明了有神。看,这只会使它更真实。呐,注意,这些喷发出来的东西都悬挂在那里,远离那个炽热的太阳,穿过天空,当然,它们聚在一起了。接着你知道,它开始只是一座冰山。
16

呐,这个地球就是这样形成的,就是一块巨大的熔岩从远处飞出来。它的深处全是一个翻滚、燃烧的火山,火山到处喷发。科学说,这个地球表面的那层壳,我们所居住的地方,大概就像苹果的表皮。这一切……呐,周长有二万五千英里,厚度可能有八千英里,大概是八千英里。想一想,在它里面,是一个燃烧的火山。

地球的三分之二,超过三分之二是在水中;三分之一是陆地,大约三分之一。只要看看我们所居住的这个外壳,它充满了危险的爆炸物,天然气、汽油、石油等,对不对?地球的三分之二,超过三分之二是水。水的分子式是什么?两个氢一个氧:爆炸物。
每个房间都有足够的电把热和冷分开,它会产生足够的电来炸毁一个房间。你在一粒高尔夫球里放进足够的原子,它能把纽约从地球上炸掉。然而,人坐在地狱的热锅上,却拍着胸膛否认神的道,说:“没有地狱这种地方。”(我在这里稍微记下了一点,我们要讲到它,瞧?)你每天都坐在地狱的大热锅上,你在地上时,就坐在它上面,地狱就在你下面。
17

呐,注意,现在,这个先被看到了,当耶稣……呐,注意远处的小光环。呐,我可以看见它运行到这个地球上,越过它的表面,开始运行到这里,靠近太阳。地球只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冰球。当它开始融化时,巨大的冰川开始将北边的土地切割开来,并漂移下来。当它漂移时,就切开了堪萨斯州和得克萨斯州等那里的所有地方,进入了墨西哥湾。接着你知道,整个地方都被水淹没了。

接着,我们到了《创世记》1章,现在我们讲到圣经了;呐,画出我们在圣经里的图画:《创世记》1章:“地是空虚混沌,有水在渊面上,”对不对?“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呐,神分开水,形成了诸山和陆地等,使它干了。神又造了菜蔬等等,他造了月亮;定了海的边界,使它不能越过去。
18

神把一切东西聚在一起,并造出了其它的东西,所有动物、鸟类、蜜蜂、猴子,各种东西,把它们全放在地上。然后,他就提出这个问题。“我们(谁?父与子)要照着我们的形象造人。”

呐,如果在那里,人被造成像那个神圣小光一样的东西,或类似那样的东西,就不能被看见,因为是一个灵的活物。他进一步彰显或展开自己,藉着父、子、圣灵使自己成了三一的神。这里是神,现在展开了自己,下来,进入了“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他是超自然的存在者)造人(即他的儿子,从他出来的后裔),使他管理地上的牲畜等等。”
呐,这人带领……这人带领牲畜和一切,就像今天圣灵带领一个真信徒一样。在那里,神的声音,哦不,人的声音会说话,叫牲畜到这边,叫羊到这草场上,叫鱼到这水里。看,他有管辖权;一切都顺服他。
19

呐,但那时还没有人耕地(《创世记》2章),没有人耕地。“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创世记》2:7)呐,我们接着看,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把这个超自然的灵放进去。

呐,他躺在那里,我可以用很多图画来描绘他。我能看见亚当站着,让我们这样描绘,看见他像一棵树站着。神已经造了他,他完全不能动,脚趾头像扎在地里的树根一样。神说:“要有,”或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跳起来,清醒过来。看,神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他就成了一个活的魂。呐,他开始走动,走动。
20

然后,神从他的肋旁取出一块,一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呐,神从哪里得到女人的灵呢?瞧?当神……《创世记》1:26,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乃是造男造女。”他为男人造了强悍的灵;为女人造了柔弱、小巧、娇嫩、女性的灵。

当你看见女的举止像男的,她从一开始就离了本位,你瞧?是的,她应该是……我认为,女人失去了自己的清秀、女性的位置是可耻的,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我告诉你,那是不光彩的。
你知道,我要这样说。呐,我不是讲你们在这里的女的,当然,如果它刺痛了人,它会刺痛人的。但你看,让我问你一件事。过去常常是这样,女人很女性化,男人跟她们谈话,她们都会脸红。哼,到底什么是脸红呢?我太久没有看见了,如果有个女人脸红,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了。她们不再有什么尊严了,不再有女性那种美好的灵了。她们只是……她们可以……她们像男人一样穿衣服;像男人一样剪头发;像男人一样抽烟;像男人一样喝酒;像男人一样说粗话;像男人一样投票;像男人一样工作,所以,变得粗鲁、强悍了。哦,这表明你走到哪去了,绝对没错。
21

那种可爱的小淑女,你很难再看到了;很难再找到这样的人了,对不对?是的,那是事实。所以,女人的形态和举止不应该像男人,高大强悍;因为她是秀丽的,神是那样造她的。我可以用经文来证明,是的,先生,没错。

当然,我们跑离这个问题了,但我不想讲得太多,跑离这个问题。看,这就是神造第一个人的地方,是照着他自己的形象。
22

然后,在还没有星星之前,神就知道必会有这个世界。在未有世界之前,他就知道我是台上传福音的威廉•伯兰罕,你将是坐在那里听道的约翰•多。哈利路亚!

呐,有时候,守律法的加尔文派信徒在这里全搞混了。瞧?他们说:“那么,为什么有些人是命定失丧的呢?”神不愿有一人沉沦[彼后3:9];他不想有一人沉沦,然而作为神,他知道有一些人不愿意接受它,瞧?看,他要成为神,他必须……他必须从开始就知道结束,不是吗?
23

所以,他知道他要造一些女人,所以就在那里造出她们的灵。圣经在《创世记》1:26说:“他造了男人,预先造了男人的形象,又造男造女。”阿们!瞧?在男人女人还未从地上的尘土造出来之前,神已经预先造出了他们的形象。

后来,神造了这个人,却不是照着他自己的形象。这个身体不是照着神的形象;这个身体是照着兽的形象。
24

我可以脱掉外套吗?这台上开始热了,我穿着一件破衬衫,但你不会注意这个。瞧,它只是……耶西没有来拿洗好的衣服。但你看,我们现在所讲的主题比台上的一件破衬衫更有意义,不是吗?它意味着永生。

25

呐,注意,人,神起初就知道他要造男人和女人,他知道地上将要有救主;他必须带耶稣来,而

耶稣会被钉十字架。耶稣在地上时告诉门徒,甚至在创世之前,在世界还没有开始之前,他就认识他们了。
神也说,或保罗在《加拉太书》中也说,说神在创立世界之前就在基督里预定了我们,选召了我们;想一想这点。神……谁想听听跟这问题相关的经文是怎么说到这一点的,请举手,如果你愿意的话。跟我翻到《加拉太书》1章,看这里。我不是指《加拉太书》;我是指《以弗所书》。现在,注意听神是怎么说的,《以弗所书》1章。
1奉神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写信给在以弗所的圣徒,就是在基督耶稣里有忠心的人。2愿恩惠、平安从神我们的父和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3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
呐,就在这里,注意:
4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
咻!太好了!不是吗?那不是太好,而是真的好。在创立世界之前,神就知道俄曼•内维尔,也知道他会传福音。这岂不很美妙吗?“拣选了……”瞧,他是教会的一员,神知道他要有那个教会。保罗说,他在对以弗所教会说话,说:“神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呐,我们都是基督身体的肢体,对不对?神在创立世界之前,在创立世界之前就在基督里拣选了你和我。咻!这岂不很美妙吗?
26

呐,第一个人,呐,神照着他的形象造了第一个人,我们正在回归那个形象(没错),回归我们第一次被造的形象。

当神造我威廉•伯兰罕时,在创世以前我就有了;神造了我这个人,我的灵。就我所知的,我对任何事都没有意识,但我已经在那里。哦,我相信你还没有明白。但等一等,耶稣告诉门徒,他在创世之前就认识他们;保罗在这里说,神在创世之前就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呐,那些创世之前就在基督耶稣里的,我、俄曼•内维尔和你们其他在这里的人,都有一分。这是我对这点的分析。
我认为,今天那些拥有这灵或说这种灵的人,那些天使的一部分,那些从神那里旋转出去的灵,起初从未堕落过,并在天上抵挡魔鬼的谎言……
27

地球的三分之二处在罪中,甚至更多,三分之二的天使被踢了出去。那些鬼魔的灵进入人里面,住在他们身体里,明白我的意思吗?它们是鬼魔,曾经……它们曾经存在过,后来进入人里面,给他们一种性情。耶稣从抹大拉的马利亚身上赶出了七个鬼[可16:9]:骄傲、自夸(大人物,你瞧?)、不洁、污秽、粗俗、争竞、结党,所有这些东西,瞧?

那些灵是从前被造出来的,当神开始在那里照着他的形象造人时,他造了那些超自然的存在体,那些灵。
28

后来,神把人放在地上的尘土里,也就是第一个人亚当。那人是照着这个形象造的,这里的这个人是照着动物的形象造的;人的这种身体是照着动物的形象造的。

我们有一只像猴子一样的手,有一只像熊一样的脚。你拿一只幼熊来,将它剥开,剥去它的皮,摊开一个小女婴的身体,看看他们的差别。哦,弟兄,你肯定得仔细看一看。整个横膈膜,整个骨架,几乎是一样的,它的构造方式和形体,每样都完全一样。人的身体是照着动物生命的形象,他是按照动物的类别被造的;因为这是他的责任,去引导动物。
29

你把圣灵从一个人身上取走,他就比动物更下贱,比动物更恶。这点很不好说。举个例子,一个心思未被更新的人,没有圣灵引导他的心思,像这种情况,他会从母亲怀里抢走婴孩扔掉,为了满足兽欲而强奸她,真会这样。

一个不好的女人……你拿一只老母猪或老母狗来看,我们叫它各种难听的名。但它懂道德,它交配是为了小狗,母猪是为了小猪;但一个下贱、品行不好的女人永远都是污秽的,没错。所以记住,你是……没有基督,你的道德会降到比狗还不如,没错。
狗不需要穿衣服来遮盖自己,其它动物也不要;是人堕落了,而不是动物。但动物的生命比人(人类生命)更低等,要服从人的支配,因为人是动物的引导者和至高的领袖。田野的一切野兽都惧怕人。
有时候,有人问我打猎的事:“你怕动物吗?”瞧,所造的一切动物都惧怕人,因为从起初就是这样。瞧?肯定是的。你跑,它就会追你(没错),像狗或任何动物,没错。
30

呐,注意,现在那人下到了这里;呐,看这里,你说:“呐,现在又怎么样呢,伯兰罕弟兄?”

呐,这里,你若原原本本地接受神,就会在一体和三位一体之间把这问题完全弄对。呐,你看,
神降下来,展开他自己,下来展开了自己,一直来到了这人那里。呐,人犯罪不是在灵里,而是在身体上:邪情恶欲。当他犯罪时,他就与他的造物主隔绝了。后来,神—逻各斯,人的造物主下来,照着人的形象被造出来。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接着,他又照着野兽的形象被造,后来他堕落了。神就以人的形象下来,在基督耶稣这人里,承受痛苦;神不能在灵里受苦,在灵里他岂能承受身体的痛苦呢?不可能那样做。所以神展开自己,照着人的形象被造,为要救赎失丧的人,明白吗?
后来,神在肉身中受苦。《提摩太前书》3:16,“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不用争论),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到父的右边。”对不对?神亲自下来,住在一个人的身体里,忍受试探。“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林后5:19]看到什么是爱,什么是神的爱了吗?
31

呐,我想,那会使那个人和女人……呐,女人是……让我把这点讲清楚,你就会明白。瞧?女人该顺服她的丈夫;圣经说男人要管辖妻子,但现在他们全变了。女人管辖男人:“呐,你呆在家里,约翰。你不要去。”这就搞定了。

“是的,亲爱的。”瞧?
但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先生。你必须要为你妻子做出交代,但你妻子永远不要为你做出交代。你是女人的头,神是男人的头。所以主说:“男人当因基督而剪掉头发;女人则当留着头发,因为她若剪掉头发,就羞辱了自己的丈夫。”瞧?明白我的意思吗?或明白经文所说的吗?
32

那天在什里夫波特市,我碰到关于这方面的一个激烈问题。他们正在谈论女人,女人该留长头发吗?我说:“女人若剪掉头发,她丈夫有权利,有合乎圣经的权利把她休掉,”没错。这是圣经说的,绝对没错。哦,圣灵充满的女人坐在那里,她们是那样被教导的;就是这样。瞧?是的,那是松散。

他说:“呐,她们若剪掉头发,若有什么不对,使她们剪掉头发,那就让她们拿一把剃刀,把头发都剃光,成为一个光头,整个头都露出来,”没错。那是圣经说的,它说,如果女人剪掉头发,她就羞辱了自己的丈夫。一个羞辱丈夫的女人,丈夫有合法的权利休掉她,但他不能再娶。他可以把她休掉,没错。那是合乎圣经的。哦,弟兄,我们真需要几个晚上的问题解答,没错。那是在《哥林多前书》14章,你可以去读一下。好的,呐,这个女人……
33

神,神造人,乃是造男造女。你看到他所做的吗?他造了人,他造了。呐,那是第一个问题,瞧?“神造了人,”等等,《创世记》1:26;《创世记》2:7:“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的鼻孔里。”

这有什么差别呢?或者以上经文在哪里有联系呢?第一个人跟第二个人有什么联系呢?
第一个人是第二个人彰显在五官里。瞧?现在,你无法那样用手触摸神;你无法用眼睛看见神。神没有把它给你,让你那样做。
34

你听说过吗?一个老圣徒临死时,他说:“妈妈在那里,我几年没有看见她了。”你听说过吗?当人……看,它是什么,这些肉体的眼睛正在消失,超自然的眼睛正在来到,瞧?有时候,如果我们,如果神是这样造的,如果我们看见一些异象,肉眼所看的就会在我们面前消退;当我们直接看过去,前面就会有一个异象,把神超自然的事显现出来,明白我的意思吗?

所以你看,“当地上的帐棚……”呐,你们这里有些男的女的正在变老。看,当地上的……我想起那里年老的爸爸,九十二岁了。当这地上的帐棚拆毁了,那里已有一个灵人,一个不会灭亡的属灵身体已在等候我们[林后5:1]。我会在那里见到你们,我要走过去。
35

我在那上面触摸不到内维尔弟兄,因为约翰曾见过他们。他们是祭坛下的魂,喊着:“要等到几时?主啊,要等到几时?”[启6:9-10]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讲完了《启示录》。在那里,他们渴望回来,穿上肉身。他们喊着说:“主啊,要等到几时?”

呐,他们彼此认识,但他们不能交谈和握手,哦,对不起。他们能交谈,但不能握手等等。
这里有幅图画可以证明这点:当时,隐多珥的巫婆把撒母耳的灵招上来,扫罗看见他,认出他就是撒母耳[撒上28:12-19]。撒母耳也认出扫罗,说:“你为什么招我,让我不得安息呢?岂不知你已经成了神的敌人,神已经离开你了?”对不对?老撒母耳穿着先知的袍子站在那里,他也看着扫罗,他是在灵里。
巫婆看见他,就仆倒在地,说:“我看见有神从地里上来。”他说:“你为什么搅扰我呢?”
扫罗说:“瞧,我想知道这场仗会怎么样。”
他说:“明天你要死在战场上,你的众子也要死,明晚这个时候之前你必与我在一处。”瞧?呐,他有意识;对那个站着的巫婆和看着他的扫罗来讲,撒母耳看上去与他在地上时一样。
36

呐,注意。许多时候……当爸爸妈妈临终时,看见他们的亲人站在那里,是怎么回事呢?他们认得亲人。但却是在超自然的身体里。

但现在,这是荣耀的部分。耶稣在复活中再来时,不会是那个身体;那时,那个身体,神起初所造的那个超自然的身体,将回到地上得到另一个不是女人所生、乃是神所造的身体,哈利路亚!永远不会衰老,也没有皱纹,头上也不再有白发,将是永远完全。哈利路亚!哦,弟兄,那会使我在这个炎热的晚上喊起来的,没错。哦,血肉皮囊如衣得脱,灵魂上升同主永乐。我们还要忧虑什么呢?
37

整个计划就摆在那里,起初神就是这样造我的。我降生在地上,担负着福音传道人的工作,或者你们是作为得着救恩的男女,因为你是靠着神的恩典生活。哈利路亚!起初就在那里的同一个灵离开了地上,我又返回到知觉中,知道我来过地上(哈利路亚!),然后在那里的祭坛下等候,永远蒙福,安息了。当我回来时,取回了我处在风华正茂、死亡未曾临到之前的那个身体。

二十二或二十三岁左右,死亡开始临到你;你开始衰老。过了二十五岁,你就不再是过去那样的男人,不再是过去那样的女人了,有样东西进来了;皱纹开始出现在你的眼皮下,你不再像过去那样洗脸了。三十岁时,你会看到更多皱纹了。等到你像我这样四十四岁了,那时你真的会看到了。但是,哦弟兄,等到八、九十岁了,我拄着拐杖站在那里,那是什么呢?是神把他放在场上去奔跑(但某个荣耀的日子),那是死亡进来了。
38

过去我的肩膀是直直的,黑头发(满头都是黑发),眼皮下没有皱纹;但你看我现在,人变矮了,肩膀弯了,变胖了,眼皮下出现了皱纹,秃顶了。瞧,你看,最近这二十年死亡在我身上发生的,是死亡所做的。等到我八十岁,如果神还让我活着,你看我会怎么样,像这样拄着一根破拐杖,站在什么地方发抖。但是哈利路亚!某个荣耀的日子,死亡带来的毁坏全部完结了。以后,我要在复活中复活,我将是以往的那样,就是神造我在地上时风华正茂的样子,不是由伯兰罕太太和伯兰罕先生造的,而是由神亲自造的:脱离了试探,脱离了罪恶,脱离了其它任何东西,永远不会生病、头痛。哦!

以后,我要拉住我妻子的小手,像那样穿过神的乐园,你也会这样。不是像今晚你带着头发灰白、称为你妻子的老妇人来,她要像你在祭坛边娶她的那一天那样美丽。哈利路亚!咻!这真够让人喊起来的,不是吗?瞧?
39

是的,这就是那种联系。神已经定下了,神决意要做什么事,事就必成就。撒但藉着性欲通过女人生孩子而破坏了这幅画,它破坏了它。所以就任凭它去做,没有问题。这个居所是为了承受这些,因为你今生唯一要做的就是承受你原来的样式和形象。如果你现在是红头发的,到时你也是红头发的;如果你现在是黑头发的,到时你也是黑头发的,瞧?就是你最佳时的样子。如果你……撒但歪曲了这幅画,使你得不到神定意要你得到的,就是你将来要成为的。哦,多么荣耀!这就是你们。

40

呐,《创世记》2章。看,我得快点,我要讲到它们。(你听的,你明白吗?你们台上台下的?)好的,《创世记》2:18-21。

[问题2]神用亚当的肋骨造了夏娃,《创世记》2:18-21。那时,神造了男人女人,造了亚当和夏娃吗?
[问题3]该隐是在所造出的男人女人中找妻子吗?
呐,现在让我们……我没有……问这问题的人可能也在场。呐,当神……这第一个问题是:
在《创世记》2:18-21,神造了男人女人吗?
没有,正如你在这里看到的,2:18-21,呐,注意:
18耶和华神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19耶和华神用土所造成的各样走兽……(等等。)
呐,神从亚当的肋旁造出了夏娃。今天在解剖学的构造上,女人比男人多了一根肋骨,因为亚当身上的一根肋骨被取走了。亚当已经被造,在生活了,还是独居,于是神说:“那人独居不好。”
41

所以,这些否认有权娶妻的神甫等……呐,罗马天主教会可以做他们想做的,那是他们的事;是他们必须对此做出交待,不是我。

瞧,最近一个人问我,说:“你对神甫是怎么看的?”说:“城里那位年轻神甫带着那个女的,那个女孩,杰弗逊维尔这里的女孩,他娶了她,你对这件事是怎么看的?”(你记得是在爱尔兰教会,我忘了他叫什么名字。)
我说:“他像我一样完全有权利结婚,对这事我实在是这样看的。”我说:“我唯一坚持的,就是我认为他做错了;他应当去教会,辞掉职位,然后去娶那个女孩,而不是像那样跑掉。”
呐,你记得,几个星期前在杰弗逊维尔,这事发生在这里爱尔兰教会的神甫身上。他是个年轻人,在那里有个心爱的女孩。当他……他们给了他一大笔爱心奉献,要跟他换教区,派他去印第安纳波利斯的什么地方。他就拿走爱心奉献,带着女孩和一切,去结婚,走掉了;人们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瞧,他有权利结婚,但他没有权利那样做,他不应该那样做,他应该去到教会,说:“现在,我要辞去神甫的职位;我打算结婚;”这事就解决了。
42

呐,神造夏娃,同时造了亚当和夏娃;他所造的只是超自然的东西,灵的亚当和灵的夏娃,男人和女人。然后他造了……把亚当放在地上,他独居不好。看,这是神的图画一直在展开,每样东西都像这样,它就……它就一直展开下来,一直展开,经过那边的千禧年,不断地展开,进入永恒,神的图画一直展开,神展开他自己。

在这里,神在基督耶稣里彰显自己;这显明了他的本体。耶稣是什么呢?他多受痛苦,常经忧患,对妓女有爱心,“控告你的人在哪里?”“主啊,一个也没有。”“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不要再犯罪了。”[约8:10-11]
那天,他在旷野走了三十来里路,就累了,疲倦了,拿因城有个妇人出来,她的独生子死了,躺在那里。耶稣停下送殡的队伍,手按在他身上,说:“起来。”死去的男孩就复活了[路7:11-15]。那就是我们的主耶稣(谢谢你,泰迪弟兄)。在那里,那是我们的主耶稣,他决不会因着太累太疲倦以致行不了善事,是的。
43

Q-3 呐,这是另一个问题。

该隐是在首先造出的男人女人中找妻子吗?
呐,这是一个很难弄清楚的问题;现在认真听。呐,哦,你们看到人们把这问题写在纸上:“该隐从哪里娶到妻子的?”哦,我过去常这样说。
信主以后大约四年,我从未教导说有一个燃烧的地狱;我必须在经文里看到才说。如果我不知道,我就什么也不说,瞧?
但现在,“该隐从哪里娶到妻子的?”呐,这个问题是这样分析的。“该隐娶到他妻子,是在所造的男人女人中找妻子吗?”瞧?呐,第一个……
44

这位迪奥克夫人,你们都听说那天晚上她得了医治,神怎么祝福她等等;当时她正躺着,快死了;他们凌晨两点赶来接我。

所以,呐,我就这样来的。她儿子乔治,这孩子是个交鬼的,爱德也是;当时他们在一家店里。过去我听过一场辩论,说,起先该隐是从哪里娶到妻子的。瞧,那个有发言权的人似乎是最会争论的,他说:“我告诉你们该隐是从哪里娶到妻子的,”说:“该隐过去,娶了一只雌性大猿猴,从那只猿猴出来了黑人。你们注意到,黑人的头有点像那样是尖的,像猿猴的头那样。”
瞧,我站在那里;当时我相信福音只有两个月左右。我说:“我不想与你们这些人不一致,因为我不是一个神学生,我刚得救;”但我说:“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上古洪水的大毁灭,世界被水毁灭时,黑色人种就会不存在了,因为挪亚和他家人是唯一进到方舟里的人,在方舟里只有这些人,黑色人种就会不存在了。”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说:“不,先生。黑人决不是从那里来的;不,先生。黑人跟我们一样都出自同一棵树:人类都出自同一棵树。”没有差别,是的。我们都是……一个可能是黄种人,另一个是棕色种的,一个是黑人,另一个是白人,一个是灰色种的,另一个是红色种的,就像那样;但你们都出自同一棵树。那只是地上的身体部分,没错。我们人类都是一样的,神将我们造在地上。
45

呐,注意,不久前在这里,我站在这里,有几个路易斯维尔来的医生,我正在讲非洲那些可怜的人,尤其是那些食人族,那里的一个妇人怎样抱来一个小婴孩,他们找来一个小婴孩,她就这样敲打它,把它绑在小树上,几天让它烂掉,你知道,等到它腐烂了,他们才吃,你知道。类似那样的事,他们让它腐烂一段时间,变软了。

不要以为食人者太可怕了。在英国,他们也做同样的事;他们杀了野鸡,把它们挂在树上,等所有羽毛都从身上掉了,然后他们才吃。那是英格兰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的祖宗,没错。我不认为……你不需要去英格兰,只要下去南方的各州,就会发现同样的事,肯定的。一个连蜗牛和响尾蛇都能吃的人,那他什么东西都敢吃的。是的。
46

呐,注意,让我告诉你,这件事是这样的。黑人,黑人跟这没有任何关系。该隐,呐,我要你注意,他们说他去了挪得之地。呐,该隐曾在伊甸园。伊甸,伊甸园位于伊甸的东方[创2:8]。对不对?伊甸园在伊甸的东方,伊甸的东边。那里安设了基路伯,生命树在园子的东门;我认为,该隐和亚伯就是在那里献祭的。在那里,基路伯拿着转动发火焰的剑,不再让他们进去,就是东门。

你注意到吗?耶稣要从东方来,光是从东方升起。一切都来自……文明从东方开始,向西运行,直到绕完了一圈,又相遇了。我们是在西半球;这是东方,最古老的文明在东方。今天,历史学家所知道的最古老的文明是中国,东方。
47

哦,我们可以在这些问题上讲它几个小时,就这一点,但那样我就不能讲别的了。但你注意,这里,多少人想知道在该隐的事上我们是怎么信的,该隐的妻子从哪里来?是谁?我们来看,好的。我要告诉你该隐做了什么,这是你所能想出来的唯一合理的答案:该隐娶了他自己的妹妹,他必须那样。因为那时地上只有一位女性;圣经只记载了三个人的出生,含、闪或者……不,对不起,是该隐、亚伯和塞特。但如果没有任何……圣经很少记载女孩的出生,这点你知道。

48

呐,今晚我肯定是在挑剔女人。但你看,这世界崇拜女人,而女人起初就作了魔鬼的工具。一个不义的女人是撒但今天所得到的最好的工具。她把传道人送入地狱,比世上所有卖私酒的场所所送的还多。让一个新潮女郎嘴角叼着一根香烟,头发像这样往上卷,一对大睫毛上下眨着;弟兄,她有一个模样好看的身段,你看她会干出什么。

传道人,你最好用耶稣基督的血遮盖自己,没错。呐,别跟我说没问题;你是男人。这些我见的太多了。呐,注意这里,最好的事就是把你的心思集中在耶稣基督身上,让你的心思纯洁。
49

就像保罗在那里说的,他说:“我们知道我们有权柄娶一个姐妹,我有权柄那样做;”但他说:“我不愿那样做。”看,他不愿那样做。他说:“我知道传道人生活应当靠他们的……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林前9:5-9]

你知道,有时候我们想,因为我们是传道人(弟兄,我不是说你和我),一些传道人认为,因为他们是传道人,就比教会的普通信徒更大,你不是更大,在神的眼里,你不比一小时前那个悔改信主的酒鬼更大。
这是一件改教从未更正过来的事,就是这些事。我知道我用“牧师”的头衔签名,这绝对没错;这只是今天的一个惯例,但不应该这样做。“牧师、主教、博士,”这些都是人造的头衔,没有一点意义。在圣经里,他们是“彼得、雅各、保罗、约翰”,还有其他所有人。
50

保罗说:“呐,我知道我传福音,这是我的职责。”我是个传道人,他是个传道人,内维尔弟兄是个传道人。作一个传道人是我们的职责;瞧,这只是我们应当做的。保罗说:“但我要做一件那个以外的事。”“呐,我有权利收取钱财,”保罗说:“但我要做帐棚,是要向你们表明我能牺牲。”他说:“婚姻应当尊重;婚姻,人人都当尊重,床也不可污秽;男人结婚是好的。”[来13:4]他说:“我有权利结婚;呐,我可以结婚;我有合法的权利结婚,但我不会结婚;我要为主做另一个牺牲。”瞧?然后他说:“各人都当知道自己的呼召。他当照着……有些人为了神道的缘故成了太监,等等。”

我们要做一些职责以外的事,如果你真是从神的灵重生,你说:“去教会是我的职责,我猜想我不得不去。”哦,瞧,我要多做一些事,我要为基督赢得一些灵魂,我要做一些事。我要去探访病人,为他做一些事。在葬礼上讲道是我的职责;传福音是我的职责;为病人祷告是我的职责。我要做些别的事;我要出去做些事,神必因此尊重我。
51

呐,回来讲该隐。[原注:磁带有空白。]因为夏娃是神所造的唯一一位女性,如果她没有生女儿,当最后那位女性,唯一的女性死后,人类就结束,不再存在了。对吗?因为不再有女性了。所以,夏娃得有女儿。该隐就娶了自己的妹妹,因为他必须这样;女人不会从别的地方来。

那个时代,对亚伯拉罕和后来的以撒来说,这个甚至是合法的,是法律许可的。以撒娶了他的亲堂妹;亚伯拉罕娶了自己的妹妹,亲妹妹。他父亲……是不同的母亲,却是同一位父亲。生命细胞是从男性出来的。撒拉生下了完好的以撒,对不对?
那时,地上没有人,这一切都是预表,表明……就是这样,弟兄。以撒……利百加是教会的预表,以撒是基督的预表,对不对?他们必须是血亲(哈利路亚!阿们!),是血亲。
52

所以,该隐娶了自己的妹妹。后来,他们去了挪得之地。呐,如果我们多讲一点,就会进入一个深奥的主题,我很高兴你们没有问我更进一步的问题,像“那块地上的巨人是从哪里来的”。约瑟夫等其他不同的人在这点上有很多争议。阿们!弟兄,如果我没有把那个问题讲正确,星期天早上再把它递过来,好的。

53

Q-4 [问题4]请你解释一下,星期日是七日的头一日,星期六是第七日吗?基督徒在星期日,七日的头一日,去做礼拜,他们不应该在星期六,七日的第七日去吗?

好的,亲爱的朋友,不管是谁问的,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今天,这是个成千上万的学者争论的老问题,现在让我说一说我的看法。你看,这是我所能做到的,如果我不对,那么,请你容忍我;如果我说错了,愿神赦免我,瞧?
54

呐,至于律法;呐,可能有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人坐在这里。我最先查考的,就是基督复临安息

日会的东西,没错,我最先查考的就是基督复临安息日的东西。当时,他们来告诉我,说星期六是第七日;弟兄,那是按着犹太年历说的。罗马年历也不对,星期六其实是星期日。瞧,他们兜售给我一些东西,我也以为是对的。若光是看他们所写的东西,我肯定是很赞同的;但有一天,我找到了一本圣经,那时我的看法就不一样了。瞧?
呐,按着一周的循环,星期六是安息日。呐,我们不知道,它已经改变了,有太多东西改变了,你永远不知道哪个是哪个。瞧?因为我们……呐,犹太人说我们大约处在……按着他们的周期,他们的日历,现在大约是1970年左右,罗马的年历是1953年;还有别的日历,是不同的时间。但是,基督信仰的依据,全部都是以基督的降生为基础的。你看,我们依据的就在这点。
55

呐,但作为第七日,有许多五旬节派信徒是守安息日的,安息日派的,守星期六为安息日。呐,他们说:“圣经里没有一句话要你守星期日这一天。”呐,我要说新约里论到安息日也是这样的,瞧?呐,星期六是赐给犹太人的安息日;呐,它只在一段时间内赐下来。

呐,这可能又冒出另一个问题来与它反对。现在注意,神在第七日安息以后,并没有人守第七日,据我所知,在圣经中,直到将近一千五百年后才有。在旷野,神给以色列人第七日作为神与他们之间的一个记号。
56

神在第七日安息,记念他安息的日子;我这样说,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弟兄或姐妹可能有益处,瞧?他们有一个可爱的教会。现在注意,在这个问题上我只是与他们略为不同。

呐,神定第七日为圣,六日是属于人的,第七日是神安息的日子,这是一个预表,预表千禧年。呐,注意这点是怎么相连的。呐,耶稣来到地上时,把耶稣钉十字架的理由,就是因他没有守安息日;他们控告耶稣的只有两项指控,就是他犯了安息日,把自己当作神。他说,他是安息日的主[太12:8];他也是神的安息,他就是神。所以他们无法定他的罪。
57

呐,让我把这个问题给你们解决了,告诉你们我们当守哪一日。呐,有这经文吗?我这样问是为你们的益处。

伯兰罕弟兄,有经文告诉我们,给我们权柄守星期日,就像犹太人守星期六一样吗?
没有,先生,没有,没有一节圣经的经文;因为在新约中,要我们守的既不是星期六,也不是星期日。我们守星期日的原因,是记念复活,不是别的。
呐,你会说:“罗马天主教也守,”他们宣称他们守了,但如果他们守了,圣徒保罗就是罗马天主教徒,彼得、约翰、雅各和其余的人也都是了,因为七日的头一日他们聚集敬拜主。照历史学家说的,他们能区分犹太基督徒和正统犹太人的唯一方式(他们双方都去会堂);那些否认耶稣复活的人是星期六去,另外那些相信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人是星期日去,那是一个记号,将来还是,它还是一个记号,它可能会作为兽的印记出现。
58

呐,我知道……我听说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弟兄认为那是神的印,他们说:“你因守安息日就受了印记,”圣经中没有一节经文这么说。

圣经中有一节经文说你受了印记,《以弗所书》4:30,说:“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就是圣灵的洗。
呐,我要向你们证明,神的印就是圣灵的洗,明白吗?那是圣灵的洗,是神的印。呐,《以赛亚书》28章,他说:“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
59

呐,注意,亲爱的朋友。呐,那些停止做工的人……看,人试图找一件事来救自己,你无法做任何事来救自己。你得救是本乎恩;是神在呼召,是神在拯救。你只是跟随神的脚步,就是这样。你无法说……人的本性就是这样。他们试图不吃肉,他们试图守安息日;他们试图……“如果你不做这事……”你得救不是因着不吃肉,你得救不是因着这个、那个或别的,你得救是本乎恩。神因着恩典赐给你新的、永恒的生命。明白我的意思吗?永生就是圣灵的洗。

60

呐,我来给你们看。“安息”这个词是什么意思?谁知道,请举手?安息?[原注:一位姐妹说:“休息。”]“休息,”没错。安息(S-a-b-b-a-t-h),安息日,意思是“休息”,休息日。找一下你圣经\里的边注看一下,“休息”的日子。呐,我们现在快一点翻到《希伯来书》4章。我们要……

这是这里的最后一个问题。弟兄,看看内维尔弟兄那边拿到了没有。我知道其中几个是简短的问题,所以我们不会留你们太久。呐,请原谅,让我找一下。
呐,当你看到“休息”这个词,就知道是“安息”的意思。
呐,这里是新约。耶稣在《马太福音》中,他从《马太福音》5章开始,像这样开始讲:“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奸淫。’”那是什么?律法,诫命。“只是我告诉你们: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他改变了这话,不是吗?“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不可杀人,’只是我告诉你们……”他改变了这话,不是吗?你以为他没有改变这律法吗?好的,他说:“只是我告诉你们:凡无缘无故地向弟兄动怒的,就已经杀人了。”这点从来就不在过去的旧约中,这是新约。他越过那个讲到了这个,看到吗?他继续讲,颁布了那些命令;但他略过了,跳过了第四个,也就是守第七日。呐,在第7章这里。
61

在八福中,他是这样说的,他说:“你们听见有吩咐古人的话,说:’你要,你不可,’我告诉你们不同了。你们听见他们说:’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只是我告诉你们;你们听见他们说,只是我告诉你们不同了。”

呐,在说完这一切后,他略过了第四个诫命。呐,这诫命是:“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出20:8]呐,他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心里得安息。”[太11:28]
62

呐,注意,“凡犯奸淫的,必用石头打死,”必须是他们正在犯奸淫,对不对?必须是在身体上做的。“凡杀人的,”他必须得是个凶手。

但耶稣说:“凡看见妇女……”是他的魂,他的灵,现在不是说他的身体。他的魂已经被赎了,但那个时候还没有,律法是训蒙的师傅[加3:24],瞧?呐,他说:“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呐,他说:“你们听见他们说’不可杀人’,只是我告诉你们,凡无缘无故地向弟兄动怒的,就已经杀人了。”
63

呐,他说,换句话说,论到安息日,他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魂里得安息,魂里得安息,”不是说身体的,而是说你的魂。

呐,现在听听保罗说的。如果你们可以……我知道天很热,这里也很热。呐,但是让我们仔细讲讲这点,让我们真正弄懂它。呐,保罗写信给希伯来人,这些希伯来人是谁?大声说,犹太人;对不对?呐,他们是守律法,守安息日的人,对不对?弟兄,传道人。他们是守安息日的人,是守律法的人。好的。
呐,保罗用影子和预表来告诉犹太人,指出律法预表什么。“律法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来10:1]他接着讲,在某一处把它比作月亮和太阳。月亮只是太阳的影子,太阳在别的地区或别的世界照耀出来,然后月亮把阳光反射回来。呐,但是,它不可能……《希伯来书》9章。
64

呐,注意,《希伯来书》4章,保罗讲到了安息的主题。呐,你看。

1我们既蒙留下有进入他安息的应许,就当畏惧,
呐,现在,保罗是对守安息日的人说话,那些守安息日的人。换句话说:“我们既蒙留下有安息日的应许,就当畏惧。”你可以看一下边注或看“守安息日”这段话,我的司可福圣经是标“j”,或者“守安息日”。看到吗?好的。
1我们既蒙留下有这应许,就当畏惧,免得赶不上了。2因为有福音传给我们,像传给他们一样(回到律法下),只是所听见的道与他们无益,因为他们没有信心与所听见的道调和。
呐,那是过去,在律法下。他们没有信心,因为没有东西可以让它建在上面。瞧?好的。
3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他的安息,正如神所说……
呐,“他的”安息,呐,“他的,”是基督的安息,是的。他的安息,他的安息日。每次我使用写在这里的“安息”,我就使用“安息日”,这样,你们就会明白关于守日子的事,瞧?
3但我们已经相信的人得以进入他的安息(安息日),正如神所说:“我在怒中起誓说(对希伯来人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其实……(呐,注意保罗说的,在神的圣日之后)其实造物之工,从创世以来已经成全了。
4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安息日,对不对?我要把这个放在那里,瞧?);论到第七日,有一处说(在律法中):“到第七日,神就歇了他一切的工。”
65

那是他的第七日。呐,保罗承认神将它赐给了他们,那是第七日。神在第七日安息了,他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他定为圣日,使它成为一个安息的日子。神那样做了,歇了他一切的工。

5又有一处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是耶稣在说)!”
呐,在某处有另一个安息,在哪里?呐,记住这点,“神的安息,”是那第七日。保罗说:“他们在某处已经有了,”但现在他又说:“他们断不可进入我的安息;”这安息是指《马太福音》里的耶稣,好的。
6既有必进安息的人,那先前听见福音的,因为不信从,不得进去。
7所以……
呐,注意听!有在听的人都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听着。
7所以,他又限定一日……
他在这里又限定一日,那日是什么?请大家马上说出来,安息日,对不对?他在这个地方限定七日的第七日为安息日。
7所以过了多年,就在大卫的书上(《诗篇》上),又限定一日(你看,等耶稣第一次到来后),如以上所引的,说:“你们今日若听他的话,就不可硬着心。”(有另一个安息要来,不是身体上的,乃是属灵的。)
66

呐,注意。所以你说:“我们也要守第七日。”呐,先别急。我们来读下一节,瞧?不要太快了,好的。

8若是耶稣已叫他们享了……若是耶稣已叫他们享了安息(安息日),后来神就不再提别的日子了。
当神改变律法,从律法到恩典,他岂没有给他们一日的安息,一个安息日或某一日吗?但他从未再提到安息日。他从未提到星期日,他从未提到星期六。但保罗在这里说的,实在就是主说的。呐,注意,“这样看来……”19节,不,第9节。
9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就是今天)。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10因为那(你或我)进入他的安息的(耶稣的安息,“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他(你或我)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样。
阿们!这就是你的安息,对不对?
11所以,我们务必竭力(保罗说)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守日子等等,瞧?)
12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都能刺入、剖开,(让我看看,等一等。)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13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67

呐,你看,神在第七日安息了,造了第七日,把它赐给犹太人作为记念。我现在是在讲圣徒保罗,瞧?呐,你认为他是在讲这点吗?你认为他有权利吗?呐,他在《加拉太书》1:8是怎么说的?“若是天上来的使者传福音给你们,与我所说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看,福音是很明了的。呐,注意。

“那么,伯兰罕弟兄,我现在要怎么做,只要相信耶稣基督吗?”不,那不是安息。
68

呐,如果你要知道那是什么,多少人想知道基督徒的安息是什么,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呐,如果你想要,可以记下来:《以赛亚书》28章。他说:“命上加命,”说:“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先知说到安息,安息日的时候要来。读一下整章,(你瞧?)他是一样的,“当安息日废去的时候,”他们在星期六卖鞋,就跟他们在星期一或任何时候卖鞋一样。你瞧?他说:“何时有这个迹象?”他说:“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我要藉结巴的嘴唇和另一种语言对这百姓说话。这就是我说他们应当进入的安息(安息日)。他们竟硬着心,摇着头,弃绝它。”

五旬节那天,圣灵降在人们身上,他们也是这样的;圣灵第一次在五旬节那天赐给人,那就是安息,是给神子民的安息日。
69

所以,我们守星期日的唯一原因,是从古代圣经里我们的那些祖先圣徒保罗、约翰、马太、马可、路加等所有人开始的;他们从一家到一家;在七日的头一日,当门徒聚在一起时,他们守圣餐;它不叫做安息日,而是叫做主日。

在拔摩岛上,约翰说,教会中已经有了一个安息的节期,“当主日,我在灵里。”[启1:10]没错。瞧?接着他看见……
呐,主日就是主复活的日子。呐,你去看历史学家的书,约瑟夫、阿克第布斯[原注:发音不清楚],还有别的许多人。或者不是阿克第布斯,哦,我读不准。你去找过去任何一位东方作者的书。教会的历史学家,福克斯的《血证士》,许多别的,你会发现,唯一的差别是……他们是一群犹太人,其中有一群他们称之为食人肉的,就是基督徒。他们说:“有一个被本丢•彼拉多杀死的人,他门徒来偷了他的身体,把身体藏起来,每个星期日他们去吃一部分。”他们是在守圣餐,你瞧?他们吃了,他们在领他的身体,你瞧?他们说门徒是在吃主的身体,即圣餐。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他说他们是食人肉的。说:“七日的头一日,他们去吃;他们聚在一起,吃这个人的身体。”
70

你只能用这个办法说出他们是守律法的,极力否认复活;还是相信复活的基督徒,一个是星期六做礼拜,另一个是星期日做礼拜,这是区别他们的一个标记。

这点很强烈,不是吗?好的。希望你明白了,圣灵就是……
呐,弟兄,你那边还有问题吗?你要……你要……你要上来回答吗?好的,我们来看这里,哦,是的。
71

Q-5 [问题5]外邦人的日期结束以后,犹太人仍然有机会得救吗?

哦,这问题真是很妙。我们没有时间仔细讲了,但我要告诉你们。在这点上,你若接受我的话,我必指给你看。如果你接受我的话,正如我对神做的解释,然后你去查考,瞧?你就会知道。因为我想……我看不见钟,但我想已经过了时间。几点了?几点?九点半。我还得去医院,还得去新阿尔巴尼,凌晨三点二十五分要离开杰弗逊维尔。这个礼拜每个晚上我都两三点以后才上床。
72

呐,注意这里,快一点讲完这个问题。是的,我亲爱的基督徒朋友,外邦人的日子结束了,现在快要结束了。神要转向犹太人。我要对我一直祷告的这个小教会说话,从这个国家不同地方来的预言正涌向这里,都谈到了这点。我相信,犹太人……呐,现在集中一下注意力,再一会儿。

犹太人还不能够明白基督徒教会的这一件事。许多次犹太人对我说:“弟兄,你不能把神切成三块再塞给我。”犹太人有一位神,就是耶和华。
外邦人对这点的曲解太多了,他想要藉着知识来去领会它。我相信他对此有个概念,没有三位神。只有一位神:三个彰显,三个属性在同一位里。你若能明白这信息;我曾对海曼•阿普尔曼说,你们许多人认识他。他说:“伯兰罕弟兄,如果你以神迹奇事把这个信息带到巴勒斯坦,将会有一百万犹太人接受耶稣基督作他个人的救主。”看,没错。呐,我说……
73

这是我们在这里拥有的信息。耶稣是耶和华将自己蒙在肉身中,他蒙着帕子下来。呐,神(父、子、圣灵)不是像你的一个指头,不是像有些人认为的。整件事就像……不,神是……我刚才给你们展开了这个,瞧?在这一位里的三一。

我是一个三一的人。我有魂、身体、灵,同在一个人里,对不对?肯定的。我由细胞、血液和神经组成,却是一个人。瞧?凡你所看到的都是在三一里,三一在一位里。
方舟里有一个三一:底层是爬行动物;第二层是给鸟,飞行动物;第三层是给挪亚和他全家。所有……
帐幕里有外院、圣所和至圣所。瞧?
有三个时期:父的时期、子的时期和圣灵的时期。明白我的意思吗?但那三个都是……我们不说:“我们的众神,”那是异教,犹太人知道这点。但如果你能向他表明这位耶稣就是神,耶和华神,不是第二位或第三位;一直都是同一位在彰显他自己,瞧?然后,用神迹奇事证明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
74

这位雷赫德博士,弟兄,坐在后面,是教会的教师,在神学院里当教师,今晚也在这教堂里。我在这里见过他;在后面跟他妻子和孩子握过手。那天晚上他在那边听我讲道。我想他们还在这儿,如果他们还没走;他是路易斯维尔的神学院教师。总之,人们都去那里听他讲课。

几个月前,很奇妙,这人到我家里来,他和另一个人来,是个犹太人。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在鲍勃•琼斯那里拿到了很多学位,我是从惠顿毕业的。”他接受了一大堆的教育。他说:“我小的时候,就相信神了。”他说:“我的生命仍然很空虚,”他说:“这些教师错了吗?”
75

这是一种概念。那天晚上,你们是否有人在敞开之门教会,当时我们在一起传福音。他说:“如果我有发言权……”呐,听着,小帐棚的人,因为你们的祷告等已经帮助了人;请听这点。他在我的房前告诉了我。

他来到我家,他说:“伯兰罕弟兄,我都惊呆了。”他说:“还有什么东西比我相信接受基督作我个人救主更大的吗?我相信我从圣灵重生了,但我还没有任何见证。”
我说:“弟兄,我相当不愿说,但你们神学院的教师迷惑了你。”
你看,我可以这样说,我不相信你可以“搭顺风车”去天堂,说:“你们教会里相信这点吗?”至少在这里我听到有这么说。“圣经这样说,你相信吗?”魔鬼也信,而且战惊[雅2:19]。不是你信什么,是你的灵必须藉着重生和领受圣灵的洗,与神的灵同证你是神的儿女[罗8:16]。
76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对五旬节派是怎么看的?”

我说:“这就是我跟他们来往的原因;这就是我跟他们打交道的原因;他们有一些你们所没有的东西。”我说:“他们虽然有癫狂的东西等,但他们也有真理,是你们一无所知的。”我当时是跟美国最了不起的一个人谈话,是的,先生。他是苏丹宣教会,世界最大宣教会的主席:基要到了极点。他熟悉圣经,讲起主的受死、埋葬和复活,就像房子着火一样;但这个还不是。魔鬼也能那样做,魔鬼也能像他那样基要。
但是弟兄,耶稣基督说:“人若不是从神的灵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3:3,5]
不只是因为你说:“是的,我相信那个;是的,我相信是那样的;我相信那个,是的,”那没有用。新生必须是一个实际的经历,必须是发生在你与神之间的事,使你知道你已经出死入生了。
77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能领受圣灵吗?”

我说:“我只是到那里按手在海曼•阿普尔曼身上,他就领受了圣灵的洗。”
那位犹太人开始哭了,打破了咖啡桌上的玻璃杯,哭得桌子上都是泪水。他们两个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要怎样领受圣灵的洗呢?”他们是这国家最精明、最有头脑、最优秀的学者。
我说:“照使徒领受圣灵的方式,就是按手在人们身上。”[徒8:17;9:17;19:6]没错,“按手”。亚拿尼亚去按手在保罗身上,使他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
腓利下去,在那里传道奉耶稣基督的名给一群人施洗。圣灵还没有降在一个人身上,因为彼得拿着钥匙。他就下去,按手在他们身上,他们就受了圣灵,对不对?
78

保罗,在《使徒行传》19章,他经过那里,亚波罗在那里(他预表了葛培理),正在举行一场大复兴,过得很愉快。他说:“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对那帮浸信会信徒说。

他们说:“我们是约翰的门徒,我们知道。亚波罗是我们的传道人,他是个信主的律师,是这个地区最精明的人。”
保罗说:“但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他说:“我们不知道有圣灵赐下来。”
他说:“这样,你们是怎么受洗的?”
他说:“我们受的是约翰的洗。”
保罗说:“约翰所行的是悔改的洗,告诉你当信那以后要来的,就是耶稣基督。”他们听见这话,就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保罗按手在他们头上,他们就受了圣灵,开始说方言,称赞神为大。我所知道的圣经就是这样简明。
79

呐,你看,朋友。你的看法可能跟这有点不同,因为我们把所有东西都混起来了。让我们把它摆出来,不要把你的解释加上去;说圣经所说的,让它保持原样。我说:“弟兄,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按手在那些寻求圣灵的人身上。”

他说:“你愿意按手,祈求神祝福我们,赐给我们圣灵吗?”
我说:“愿意。”我们跪在地板上,我便祷告,按手在他们身上。几个星期后,他们二人都领受了圣灵的洗。这位雷赫德博士领受圣灵的洗后,最后甚至说出了方言。是的,先生。
80

你们苏丹宣教会说:“一个说方言的人,我们不会给他位置。”

他就来找我,说:“有人说方言吗?”
“瞧,瞧,”我说:“他们也没有位置给耶稣基督,因为耶稣基督也说未知的方言;受了死,也说未知的方言。”
他们不能接受保罗的教导;保罗说方言比众人还多。
昨天,有个人对我说:“我宁愿说五句悟性的话。”
但保罗教导说:“要切慕作先知讲道,也不要禁止说方言。”[林前14:39]而他们被禁止说方言。
81

说方言是神的属神恩赐,是属于教会的,今天跟过去起初的一样,这的确是真理,是的,绝对是的。这是圣经的教导;它是属神的恩赐,你若否认那个,试图把那个切掉,你就否认了新生,否认了耶稣所教导的一切。

呐,你可能会在这点上太过放肆,有许多人会。但我要说:“它是有位置的。”这就像一双鞋子,当你买一双鞋子,鞋舌已经在里面了,没错。当你归入基督身体,神的整个桌席就已经摆满了。他有爱,他有喜乐。
如果我走到你的桌席边,坐下来,你说:“传道人,来跟我一起吃吧!”我相信你爱我。桌上摆着蚕豆、马铃薯、胡萝卜、炸鸡、南瓜馅饼、冰淇淋,什么都有,瞧,我相信,我可以随意吃马铃薯,就像随意吃蚕豆一样。只有一件事,我相信,我可以随意吃炸鸡,就像随意吃馅饼一样。所有都在桌席上。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说:“请递给我一些馅饼,好吗?”我相信,如果你有敞开善良的心,也是爱我的,你会说:“当然,我的弟兄,来一大块美味的馅饼吧。”对不对?如果我说:“请递给我马铃薯,好吗?”“当然,我的弟兄,给你。”
耶稣基督在各各他受死,用他赎罪祭赎买来的一切救赎的祝福都摆在了桌席上,每个信徒都坐在它面前。哈利路亚!如果我需要医治,我说:“父啊,请递给我一些医治;”我就把它倒在盘子里,大口地吃。呐,如果你想饿死,尽管去吧。是的,先生。说预言,说方言……
82

后来,这人在那里写了;他不知道我自己也曾说过方言。他写了这本书,你会看到的,它传遍了各国。除此以外,这人已经让慕迪圣经学院的二十五个杰出的传道人也寻求说方言的恩赐。基要派的人都被搞得天翻地覆了;这个月的《基督徒生活》,看看这个月的《基督徒生活》杂志第19页,你看那个了不起的神学博士说:“我们该接受这个吗?我们是否失去了什么吗?”哈利路亚!

我听到充足的雨水来了,即使人们在拐角处把它歪曲了,但是要到一个地步,神要用圣灵的洗给外邦世界一次震动,带着圣灵的丰盛、能力、神迹奇事浇灌下来。
所以,我持守……五旬节派已经被推到角落里,为各种不同的东西而变得那样放肆,因为时期还没有成熟。所以,他们才有这些癫狂的事。但是,这是神的神圣应许和神圣的道,它必须成就,因为神已经这么说了。我相信,就在外邦人的日期结束之前,神要浇灌那些基要派的信徒。
83

你可以读一下这个月的《读者文摘》,八月份这一期的。去看一下内容,一个卫理公会传道人在台上为那个躺在医院病床上快要死的人祷告,圣灵的见证就来了,那人马上就得医治了。哈利路亚!肯定的,神已经把神的医治摆在这里的桌上了;他已经把说预言摆在这里的桌上了;他已经把说方言摆在这里的桌上了。在那身体里有九种属灵恩赐,你可以随意享用其中任何一种。哈利路亚!是的,先生,就是这样。

在外邦人结束时,犹太人会被转回吗?
是的,先生。有很多经文说了,弟兄姐妹,不管是谁。《约珥书》是一处:“剪虫剩下的,蚂蚱来吃”等等,说到那棵树。耶稣亲自说到他们要被赶出去等等。哦,整本圣经,《但以理书》,每个地方,都说到了它。是的,耶稣说:“你们看见无花果树发嫩长叶,就知道时间近了。”[太24:32-33]我相信,另一个问题跟这点有些关系。
84

Q-6 [问题6]你相信犹太人……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是应验圣经的预言吗?我们听说你要去巴勒斯坦,是真的吗?

是的,是的,先生。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最大的一件事。如果你要看现在是哪一年,就去查一下日历。如果你要看现在是夜里几点,就去看一下钟。如果你要看正生活在什么时代,就去看一下犹太人在哪里了,那是神的时间表。
你看,1946年5月7日那天晚上,主的天使在印第安纳州的格林米尔临到我的那一天,也是犹太人签署和平协议的同一天,二千五百年来他们第一次成立了一个国家。哈利路亚!
今晚,世界上最古老的国旗,大卫的六角星旗,自从他们二千五百年前被掳到巴比伦以来,第一次飘扬在耶路撒冷上空。耶稣说:“当你们看见无花果树发嫩长叶,”她在那里了。耶稣说:“你们可以学个比方,你说夏天近了;当你看见这些事,就知道时候近了,就在门口了。”我们正处在时间的末了了。
85

看看《但以理书》里那可憎之物是怎么样的,等等。他说:“大君王要来,他要说预言一千二百六十天,”也就是三年零六个月。那正是耶稣传道的时间。他只到犹太人那里,然后被剪除,为众人献了祭。“那行毁坏可憎的,”回教徒在那里建了奥玛清真寺。“他们要践踏耶路撒冷的城墙,直到(咻!直到什么?)外邦人的日期满了。”[路21:24]然后他要再次转向犹太人,哈米吉多顿大战就在那个时候发生。他选召了外邦人,选取一群百姓—他的新妇归于自己的名下。注意,是的,先生。十四万四千都是得赎的犹太人,他们也必站在那里。所有这些……

86

然后教会被提上去,摩西和以利亚就出现在《启示录》11章,向犹太人传讲耶稣基督。圣灵从外邦人中被取去,被提来到,教会被提上去。留在地上的犹太人,三年半里有福音传给他们,因为他说:“为你本国之民已经定了七十个七,弥赛亚要在其间被剪除。”当他被剪除,外邦人就得到一个位置,接着,还有三年半对他们传讲耶稣基督。

肯定的,犹太人快要来了。弟兄,我相信,当我们这次去巴勒斯坦……哦,祷告吧。他们正在读那本圣经。
再说明一下,我这里还有一个简短的问题,就这些了。我想,这里的这个是个祷告请求。
87

你看这个。雷赫德博士说,他曾站在那里对一个精明的回教徒说话。

呐,请你们竖起耳朵听。回教徒,在非洲有将近两万个回教徒归从了主耶稣,因为在那里看见了神迹奇事。大约有两万,总共有三万;我猜想他们来了一万人,因为大多数是回教徒。他们站在那里,我说:“你们庙里的哪位先知能使这个人痊愈?”我说:“你们土著人的哪个偶像能使这个人痊愈?”我说:“没有一个能,庙里的先知或祭司也不能。”我说:“没有一个偶像能这样做,我也不能。但天上的神已经使他儿子耶稣基督复活了,他今天就活在人们当中,他使这人完全好了,能站了,正如你们看见的。”这人脖子上拴着链子,刚才还像狗一样让人牵着,现在两脚能站立,正常了,好了。
88

那天晚上,我们正坐在车里,雷赫德博士对我说,他说:“哦,太棒了!”想想这点。他说这个回教徒来找他,又说他跟这个回教徒交谈,一个很有学问的人。他说:“瞧,先生,为什么你不放弃你们那又老又死的先知穆罕默德呢?”

呐,记住,回教徒相信神。在非洲那边,有一个大锣,一个大钟那样挂着;他们拿一把巨大的橡胶锤,那样敲打钟,声音就传遍整个国家。每个回教徒都停下来,祭司走到殿顶上,说:“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穆罕默德是他的先知。”
他们是以实玛利的子孙。看,夏甲,他们是亚伯拉罕从夏甲生的子孙,瞧?他们相信一位真实的耶和华神,但他们认为耶稣……他是我们的救赎主,从自主妇人生的,被差到外邦人中;瞧?就是从撒拉生的以撒。呐,他们是从夏甲生的,从以实玛利出来了回教徒。
在穆罕默德的墓边,你们应该去看看,很引人注目的,那巨大的坟墓。两千年来,一直有一匹白马备好站在那里。穆罕默德应许说,有一天他要从死里复活,跨上那匹马,征服全世界。每一刻他们都要更换另一匹马,有一名忠诚的卫士守候在那里,站着,等候穆罕默德从死里复活。从那时起,已经过去了两千年。
89

他们相信耶稣,他们说他是先知。在耶路撒冷的旧城墙上,建了一个大祠堂,是给穆罕默德的;下面有一个小祠堂,是给耶稣的。看,他们说:“耶稣没有钉十字架,人们把这点全搞混了。”又说:“他骑上一匹马,骑走了。”瞧?呐,他们相信这个。

那些人两眼之间有个红点,你们要去印度的人,会看到这个。瞧,有成千上万的人站在那里。
90

雷赫德博士说他站在那里,他说:“呐,为什么你不放弃那又老又死的先知,来接受那从死里复活的永生的基督呢?”呐,他是一位学者,他知道如何措辞。

他说,那回教徒看着他(精明、受教育,就在美国这里受的教育),他说:“先生,仁慈的先生,你复活的基督为我做的会比我死去的先知做的更多吗?”又说:“我死去的先知应许我死后有生命,你的耶稣也是这样应许。”瞧,他说的有道理。说:“呐,他们两个都写了书;你相信耶稣写的,我相信穆罕默德写的。他们俩都应许赐下生命。”又说:“你的耶稣为我做的会比我的穆罕默德更多吗?”瞧,这人讲得很简单,都是事实。但他说:“等一等,仁慈的先生,”他说:“我的穆罕默德从未做过你的耶稣所应许的,你的耶稣应许说,他们说他复活了,要一直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他所行的神迹奇事,你们同样也要行,直到世界的末了。你们要医治病人,叫死人复活,洁净长大麻风的,赶出污鬼。”又说:“我彻底查考过基督教,呐,让我看到你们的教师彰显出耶稣基督来,我就相信他从死里复活了。但除了这点……穆罕默德从未应许我们那些事,他只应许我们死后有生命。你们所教导的也是同样的事,却回避了别的事。”这人说得对,这个回教徒说得完全对。
91

雷赫德博士说,他站着,哭了,说:“伯兰罕弟兄,我想到了你。”他就冲到这里,走进那里,我按手在他头上,圣灵的洗降在他身上。现在他甚至看见了异象等。呐,让回教徒再遇见他吧,他是个不同的人了。

我说,我们的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他今天还活着。他今天也行同样的事,行各种神迹奇事,跟他过去所行的一样。你们基要派信徒坐在一边,试图把这个给解释没了,略过了圣经非常基要的部分,绝对没错。耶稣基督,神的儿子,复活了,他能藉着你说方言;他能藉着你说预言;他能藉着你显示异象;他能藉着你翻未知的语言。所有这些都是他的一部分。
你接受他的这部分,却丢下他的那部分,就像把我切成两半,去掉我的屁股和腿,还说你得到了我,因为这部分你不愿接受。
你要么全接受我。这就是为什么我是个全福音传道人,相信神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理。阿们!荣耀!此时我觉得好像是个圣滚轮,是的,先生,我相信它。
92

Q-7 [问题7]《马太福音》24:29说到日头要变黑,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这事会在被提前或被提后发生呢?或就在耶稣回到地上作王之前呢?

我谦卑地相信,呐,我不愿……我不知道;我想他是在讲《马太福音》24章。呐,耶稣说到众星等要坠落,我相信那是在大灾难临到地上之前。
呐,我这里有一个很奇怪的想法,你们许多人在这点上可能不同意我;我想,有些老一辈的人听过这个教导,我们过去深入讲过了。看,我不相信教会要经历大灾难期间。我相信教会要……你看,我教导新约,只能通过旧约的影子,就像这里讲的圣灵,代表安息日等等,从前的一切都是影子。
93

呐,回头看旧约。当你看到灾殃降临时,他们还在埃及,是吗?神正带领他的百姓出来,前往应许之地,对不对?以色列却未曾遭受任何灾殃。正如这些灾殃,在降临之前,他们进了歌珊,对不对?日头从未暗淡;没有蚊子飞来;那里没有青蛙;没有虱子;没有暴风雨;没有闪电;牲畜也没有被击杀;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在歌珊得以存留,对不对?这预表了教会将在大灾难之前离去。耶稣说:“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瞧?

我相信,月亮、日头和众星……他们说……我再接着往下读,经上说:“人要逃跑,躲藏起来,落在自己的……求死,却是不能,等等。”我相信,那就发生在大灾难之前。
呐,注意,大灾难将要来;大灾难一临到,教会就上去了。呐,记住,只是没有圣灵的普通教会要经历大灾难时期,惟有选民越过去了。
哦,在这里我可以讲一件深刻的事,就一会儿。你们愿意再给我三分钟吗?那些被提的和余剩的人称作什么呢?对不对?好的。我……我是指新妇。呐,其余的人被留下了。
94

呐,妇人要去裁出纸样作裙子,你们谈到了这事。她摊开布(对不对?),摊开这块布。她把纸样放在这块布上,纸样放在哪里裁,她就裁那里,对吗?

哦,弟兄,这对你们真有益处。谁做的拣选?神做的拣选。对不对?这不是我说的,乃是神说的。他愿把纸样放在谁身上,就放在谁身上,对不对?
呐,有十个童女出去迎接新郎[太25:1-12],对不对?
什么是“童女”?“童女”的意思是“纯洁、圣洁”。对不对?什么是一个童女?就是一个没被人碰过的女孩,她是个童女。什么是像纯橄榄油那样纯洁的东西?是指蒸馏出来的橄榄油,里面完全纯净,是纯洁的。什么是纯金?当所有渣滓被……它经过了加热等等,炼去了所有的渣滓,对不对?所有的铁质、黄铁矿等别的渣滓都被炼出去了,完全纯净了。
95

呐,有十个童女出去迎接新郎,耶稣这么说的,对不对?多少人同意这点,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十个童女出去迎接主。呐,注意,她们都是圣洁的。瞧,为了圣洁,她们必须成圣,因为唯有神拥有那清洁、圣洁的水流,就是成圣,对不对?

呐,注意,十个童女都成圣了,但五个没有预备油在灯里,五个预备油在灯里,对不对?油代表什么?呐,不是代表纯洁、贞洁,油代表圣灵。
96

呐,如果我这样说,有点伤害你,我不是有意要这样做的。呐,请你原谅我,不要远离了教会。我在这讲台上是想帮助你们,瞧?呐,你看,我指给你们看。

照他们的教导,地上没有一个教会能比拿撒勒派、天路圣洁派活得更纯洁的了,对不对?他们绝对相信成圣的纯洁,她们女的甚至不戴戒指之类的东西。纯洁和成圣,各个方面,他们都相信。圣洁派组织,所有律法派的东西,都是他们的教导;他们都相信。圣洁,女的留长头发,穿长裙;男的甚至不应卷起袖子,很多人都这样。各种东西,抽烟、喝酒等,甚至都不能碰,什么都不能碰。瞧?圣洁,你无法过得比这更清洁的了。
但就在同一个拿撒勒派教会里,若有人在教会说方言,他就会被逐出大门。他们说他们甚至不愿跟他坐在一起。呐,这是真的。如果你不信,试一次,就会知道了,试一次就知道了。他们是憎恨说方言的想法,并说“那是魔鬼。”
97

五个童女;十个都是童女。五个是聪明的,预备油在灯里;另外五个同样纯洁、圣洁,却没有油。她们成圣,却没有圣灵。

“地上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水、血与圣灵。”《约翰福音》5:7,哦不,是《约翰一书》5:7,说:“天上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父、子、圣灵,这三样是一。地上作见证的原来有三:就是水、血与圣灵,这三样不是一,而是归于一。”
呐,你不可能有父没有子,你不可能有圣灵没有父、子和圣灵,他们是一。他们是不可分的。
但你可以有称义却没有成圣,你可以有成圣却没有圣灵;已经清洁,过着纯洁的生活,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医治的大能、说方言和神的各种大恩赐(每样恩赐都在圣灵里)。
98

这五个聪明的童女预备油在灯里,有被提的信心,相信所有神迹、奇事、预言等。这五个童女要从其余的人中被裁出来,被取走;其余的人仍然是童女,不会失丧,但要经历大灾难时期。耶稣说:“必有……”

他们说……他们说:“请分点油给我们,我们现在要圣灵。”
呐,任何人都知道,圣灵,在《撒迦利亚书》4章,哦,在《雅各书》5:14,大家都知道油代表圣灵。呐,人们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用油来膏抹,它代表圣灵,圣经说:“圣灵的油。”
99

呐,这些人有圣灵,而这些人有成圣;这些人是成圣加上圣灵,相信一切迹象和神大能的事。神在这里所讲的事,他们都拥有,并且相信。这些人被取去了。

然而这些人说:“分给我们,现在给我们。”
他们说:“我们只够自己进去用,”他们就离去,进到被提中。
他们说:“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那时,他们竭尽全力去祷告,要领受圣灵,但外邦人的日期已经结束,逼迫开始了。主说:“他们被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但在第二次复活中,他们将是那些与山羊分别出来的绵羊,但决不是新妇,决不是选民,那是妇人其余的儿女[启12:17]。
100

什么是其余的?就是那块被裁剪下来的布,剩下来的,同一块布料。对不对?你去从印花布中为自己裁一条连衣裙,你把一大块布摊开,把它裁下来。你把纸样放在哪里,这是你定的。神把纸样放在哪里,那是他定的;他照着纸样裁下来,对不对?现在,这块剩余的印花布留在这儿,它跟连衣裙上的印花布是一模一样的,对不对?但这是神的拣选;神拣选他的教会;神预定他的教会;神预先定下那个,预定他的教会;他把那个教会带走,其余的就留下来,经历大灾难时期。

101

今天,许多圣经学者就是在这里搞混的,以为新妇要进入大灾难。有个人对我说:“我无法告诉你,伯兰罕弟兄,”说:“我看见新妇在天上;龙从口中吐出水来,要与新妇争战。那十四万四千,就是新妇,却站在西奈山上。”

我说:“哦,不,不,不,不。你把这一切都搞混了,新妇已在天上了。”那是妇人其余的儿女,不是新妇,不是那纸样,而是其余的人在那里,逼迫会来(罗马帝国),天主教要合并,他们要同这个大教会的势力联合在一起。
102

瞧,他们得到了,那天晚上就出现在电视上。卫理公会教会想要联合卫理公会和浸信会,所有的基督会都想要跟天主教会联合,同站在一个祭坛前。那天晚上,那个主教接受审讯,在那里成了一名共产党,他怎么说的?我亲自站在那里看到电视。所有那一帮人……当时候一到,逼迫必兴起来,圣灵要降临,卫理公会和浸信会信徒,大家都必说方言,赞美神,医治病人,说预言,所有神迹奇事都必发生。选民要上去,其余的人要留在这里经历大灾难时期。在时间的末了,他们必看见所发生的事,就不得不下去殉道。

103

你看,你说:“瞧,呐,伯兰罕弟兄,你是要告诉我那些人将出现在白色大宝座的审判中吗?”他们将……新妇永远不会受审判,不会的,先生。她在基督里,你怎么进入基督里?“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林前12:13]对不对?

呐,看,看这里。圣经说:“审判设立了,案卷都展开了。”[但7:9-10]对不对?罪人的案卷。“另有一卷展开,”就是生命册[启20:12],每个人都照此接受审判,对不对?谁在行审判?耶稣和圣徒。他说:“他来了,在亘古常在者面前事奉,他的头发像羊毛。”又说:“与他同来的有千千万万,在审判中事奉他。”耶稣作为王回到这里,还有王后;婚筵结束了,他结婚了。王和王后站在那里,那里也站着那群成圣的人,神说:“站在我的右边。”[太25:33]那案卷打开了,里面是罪人,“到我左边去。”这里是那些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册上的。
104

你说:“伯兰罕弟兄,我的名字记在那里,我必去。”等一等。加略人犹大也成圣了。咻!弟兄,现在醒起来吧,掐一下,好让你能明白这点,你明白吗?

加略人犹大,今天他的灵就是敌基督的灵,你知道这点。耶稣是神的儿子,从神出来,又回到神那里去;犹大是灭亡之子,从地狱出来,又回到地狱。耶稣带着悔改的罪人同去;犹大带着不悔改的罪人同去。“如果你是……如果……如果……如果你是个神医,就做这事吧。如果你是这个,就做这事吧。”(看,对神的道画上了问号。)“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如果是这样,显给我看吧。如果,如果,如果……”)瞧?神说:“它都是真的。”
105

呐,注意,加略人犹大因信称义了,相信主耶稣基督,也受洗了。圣经说:“耶稣……耶稣给门徒,给他的门徒施洗。”好的。

《约翰福音》17:17,在他差遣门徒出去之前,他说:“父啊,求你用真理使他们成圣,你的道就是真理。”主就是道,甚至还未献上作赎罪祭。换句话说:“父啊,作为一个预演,我用自己所流的血使这些人成圣。”
他赐给他们权柄赶逐污鬼,他们出去,赶出了污鬼,对不对?他们医治了病人,对不对?他们回来,成圣了;欢喜跳跃,叫喊,赞美神,对不对?并说:“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路10:17-20]
耶稣说:“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的册子上而欢喜。”对不对?加略人犹大也跟他们在一起,是其中的一个,被呼召出来,成圣了,他的名记在羔羊的生命册上。读一下《马太福音》10章,看看这对不对。耶稣呼召他们每个人,犹大和他们每个人都在那里。他差他们出去,给他们权柄赶逐污鬼。
106

呐,注意!穿上你的防震背心。那时犹大出现了,混入了那个教会,当教会管钱的,与耶稣牧师同工。但到了五旬节,他露出了本相,暴露了他是什么。他为人有足够的体面,把自己毁了,吊死在一棵桑树上,应验了预言。犹大的那个灵会出现,也会相信主耶稣基督。就像耶稣说的:“魔鬼也信,却是战惊。”他也会出现,教导成圣,过着相当纯洁、圣洁的生活;但当到了领受圣灵的洗和圣灵的恩赐时,他就否认了。每次他都会暴露他的本相,那个灵还在。

你看,耶稣说:“要谨慎,”《马太福音》24章。“两个灵将如此接近,几乎要迷惑选民。”对不对?那个纸样还放在那里。弟兄,最好相信在这里的老式的圣灵传道人,与神和好,没错。不要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阿们!
107

大家都感觉好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当我们到达天堂,
将是何等欢乐的一天!
当我们看见耶稣,
要唱欢乐得胜的凯歌,
当我们到达天堂,
将是何等欢乐的一天!
当我们看见耶稣,
要唱欢乐得胜的凯歌。
哈利路亚!让我们站一会儿。多少人全心爱他呢?请举手,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主,我相信全备的福音。”[原注:会众说:“主,我相信全备的福音。”]“帮助我成为你的仆人。”[原注:会众说:“帮助我成为你的仆人。”]哈利路亚!哈利路亚!你们爱他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在圣经里,他们……
108

有一次,一个妇人对我说……一个小伙子,今晚他可能也在听,他就住在街对面。他上那里去,露拉姐妹过去常来这教会,她在后面叫喊。我正在讲道,内维尔弟兄,那个小伙子对我说……呐,他是这里第一浸信会教会的主日学教师。他说:“比尔,我正在享受你所传讲的,后来,那个妇人开始哭泣,喊着说:’谢谢你,耶稣,赞美主。’一会儿就说一次。又有人说,(西沃德弟兄)喊着说:’赞美主,阿们。’”我正在传讲“失去长子名分”,以扫出卖了他的长子名分。我继续讲,他们就叫喊,一直喊。他说:“喔……”说:“真像一股冷气从我背上经过,”说:“我受不了那个。”

我说:“弟兄,如果你到了天堂,你会冻死的。”我说:“肯定的,天堂日日夜夜都在呼喊。”没错,弟兄。哦,是的,先生。
哦,我想要见他,仰望他容颜,
永在那里歌唱他救赎之恩;
在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
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哦,我想要见他,仰望他容颜,
永在那里歌唱他救赎之恩;
在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
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阿们!好的,内维尔弟兄,神祝福你。请上来这里结束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