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612 剪虫、蝗虫、蝻子、蚂蚱

1

奉我们主耶稣的名问安。今晚这么荣幸在这里,又奉主可爱宝贵的名事奉。[原注:磁带空白。]

天父啊,我们感谢你,因为当我们显明我们的渴望和心愿时,你就已经听见了,你知道我们心里的意念。我们的弟兄病得很重,我可能一生从未见过他,但你知道他。我奉主耶稣的名把那手帕送去,我祈求神,当手帕放在他身上时,出于信心的祈祷要救那病人,神必叫他起来。主啊,请应允,今晚存留他的性命,我奉基督的名求,阿们![原注:磁带空白。]
有几件事搅扰我有一段时间了。我一生中不知道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印第安纳的康纳斯维尔更适合我就要开始去做的事情,是的。这也许是我去海外前的最后一场复兴会。他们正在准备,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有点吃惊。比勒弟兄在这里。[原注:磁带空白。]
我没有……我知道这人有个了不起的名字,我溜到可乐机后面为他祷告。那天晚上他坐在那里,听见我承认这事。我回到家,他们又打电话给我,说:“过来吧。”于是我去了那里,跪下,当我跪在那里时,我们的主耶稣止住了大出血,从此再也没有出血了,瞧?从那时起,他完全正常了,好了。所以他就跟着参加聚会,很好的弟兄。
我们站着,在这里跟比勒弟兄交谈。他在这里录音,是个传福音的,二战退伍老兵,遭遇了不幸,伤了一只手,不得不截肢了。神……如果你听他的故事,如果你在传福音,想要一个传福音的,我推荐传福音的比勒,他是我的一位好友,在杰弗逊维尔会堂跟我同工的。他在这里,从未告诉我那样说,但我就说出来了,因为我感到有带领说出来,一位很可爱的弟兄。当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开始对考伯博士说一件事,我开始对站在我面前的博斯沃思弟兄说话;他此时在非洲,在那里将近一年了,召集聚会。当时我看到博斯沃思弟兄,他这样向我走来。我跟博斯沃思弟兄说话,考伯弟兄和比勒弟兄四处观看。当我跟他们说话时,为什么我又跟博斯沃思弟兄说话呢?他那样从河对面过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唯一能说的就是:事情就是那样。
最近某个地方发生了一件事。大约五、六个月前,一天晚上我正在开车,行驶在路上。整天屋里挤满了人,我对妻子说:“如果你能等一会儿,让我……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直到我能稍微休息一下。我简直有点抓狂了。”我出去,走在路上,我们开着车,突然,我看见一件事,挡风玻璃开始……我观看,一件事发生了。我看见博斯沃思弟兄向我走来,他倒下了,几个医生把他抬起来,放在床上,他哭了,呼唤我的名字。
我听见妻子说:“怎么回事?你这么安静地坐了五分钟。”我正像那样沿着郊区公路上很陡峭的悬崖行驶,甚至不知道我在开车。我停下车,说:“亲爱的,博斯沃思弟兄发生了一件事,我们祷告。主要我现在祷告。”我们开始祷告,正好二十四个小时后,我们核对了时间,我跟一些朋友坐在家里,电话响了,是南非德班来的电报。博斯沃思下了火车,前列腺堵塞了,他被送往医院,呼求我为他祷告。没错,主的天使比那封电报早了二十四小时。我正是在那个时候开始祷告的。之后,我们马上打电话给他,这时他已经起来,又走路了。主垂听和应允祷告了。奇不奇妙?天上的神知道那是真的,他真是太奇妙了!
当主的天使……我受到很多批评。我希望你们相信我是个诚实的人。我竭力诚实。我想要做个诚信的人,一个诚信的人是忠实、诚实的。我努力要服事主。我……我现在想要说的是……就讲一会儿,如果你们想要记下它,我想要它刊登在杂志上。
对今晚这里这群会众做一个承认。在我事工的开始……一个婴孩出生在肯塔基州的山区,你们在我们今晚所拿的这张照片上看到的这道光,该照片在聚会上出售。我们得邮寄,我们自己也得买,因为是有版权的。同一道光进入那小木屋,站在床上方,一张玉米壳制的床,1909年4月6日我出生在肯塔基州的一个木屋里。我想,从一个大约两岁的小孩开始,那是我第一次记得他跟我说话。他告诉我:我要住在印第安纳州一座叫新阿尔巴尼的城市附近。
哦,那就是我住的地方;我是……那是在肯塔基州山区一百八、九十英里,靠近肯塔基州的伯克斯维尔。
2

呐,在我一生中,那一直是件非常特别的事情。它将事情显给我看,把要成就的事告诉我。一直到今晚,我想要问这世上的任何人(我愿意被任何评论揭露),在任何时候,你们听过他说的事情有哪一次不是绝对真实的。到目前为止,他说的每件事都成就,据我所知,除了关于非洲和印度的这个异象……但它会成就的。他告诉我将来的事,已经发生的事,要来的事。我自己做不了。是主做的。我竭力要诚实。

主的天使遇见我。起先人们告诉我,那些传道人……我的牧师和教会的领袖、工作人员等等,告诉我那是魔鬼,只有魔鬼会做那样的事。哦,当然,这吓到我了。几年来我都躲避那个。
3

但一天晚上在印第安纳州,我正在一个钓鱼的营地祷告,我常去那里钓鱼。很多时候我回到那里祷告。他临到了我。在这道光下面站着一个人,大约有六英尺高,二百磅重,粗壮的胳膊,黑发垂到肩上。他站在那光下面,告诉我说,我出生在这世上是要为病人祷告。呐,那是他告诉我的话。

他说:“你要去全世界为人祷告,为君王和掌权的祷告。”我只有小学教育,怎么相信这话呢?我对他说,我说:“先生,我住在贫穷的人中间,没受过教育,因此我不能做这事。”他说,我说:“他们不会相信我的。”
他说:“先知摩西怎样被赐予两个迹象,你也照样被赐予两个迹象来印证你的事工。”
我说:“我?为君王祷告?”他说那正是我要做的事。是的。
之后,他说。我问他,他告诉我将来会怎么样,我要怎么为人祷告,为神的医治说话。然后他说:“你将知道他们心里的秘密。”
我说:“那正是我在这里祷告的事。他们告诉我(我的牧师他们),告诉我这是属魔鬼的。”他告诉我这是属神的,提到我所提的关于耶稣基督的这些经文,他怎么知道人们的意念,井边妇人的事等等。
4

哦,我告诉他我愿意去;那是六年前,是的,将近七年。从那时起,我已经拜访过三位国王的宫殿,他们请我为他们祷告。医生、议员,大人物、政治人物等等在全世界各地得了医治。

我的基督徒朋友,我告诉你们我所做的事,作为一个承认。我说这话没有苦毒。我带着内心的真诚在神面前说这话,神是我庄严的审判官。我相信我在某方面做错了;我相信我过多地依赖那辨明的灵,而不是为人祷告。
呐,他从未吩咐我去告诉大家,只要跟他们交谈。他说:“为病人祷告。”我被差遣……这是他说的话:“你祷告的时候若是真诚,让人们相信,就没有东西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你们很多人看过那故事,是吗?多少人看过关于我那方面的生平故事?我想这里每个人都看过。瞧?
5

它在全世界用十七种不同的语言出版了。今晚,藉着神的恩典,七年前,我只是杰弗逊维尔本地的浸信会传道人,今晚藉着神的恩典和帮助,我直接或间接地接触了将近一千万人,在全世界举行了很多大型布道会。

就在我自己的聚会中,有将近五十万悔改信主的。我不知道在别的聚会上产生了什么。
呐,我对此非常感谢主。我想这就是我所做的事。我想,藉着领人们上来……如果我能在我的办公室里给你看,去年我所保留的书信,信上说:“伯兰罕弟兄,我作为基督徒弟兄很爱你。但我参加你的聚会多达十四、五场,我还不能够上台让你为我祷告。”哦,我收到别的信。
6

那天,一个人在阿肯色州给了我一个非常友好的批评。我感激那批评。有时候那批评对我有帮助。好的批评对任何人都有帮助。他说:“伯兰罕弟兄,我参加了全国所有的聚会、神医治的聚会。”他说:“我认为你的聚会是一流的。”他说:“我在各个方面感激你。”但他说:“我认为神兴起奥洛·罗伯茨取代你,因为你出错了,你不会为人祷告。”那是刺痛,是伤害。愿神祝福奥洛·罗伯茨弟兄。他是我的弟兄。如果神拣选他出去……

他说:“当你在为三个人祷告时,而奥洛·罗伯茨为五百人祷告。”呐,他做到了。他只是领人经过。你们参加过奥洛的聚会。多少人参加过奥洛的聚会?我有。你们大多数人有。奥洛是我带领进入神医治事工的人之一,因为他起初就相信。他来,在堪萨斯城我旁边举办小型帐篷聚会,城市的另一头有一两打人参加。
他过来,说:“伯兰罕弟兄。”那天晚上在帘子后面,我们站在那里拍了照片。你们在“医治之声”上看到了。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神会垂听我的祷告,医治病人吗?”
我说:“他会垂听任何人真诚的祷告。”
他说:“我去为病人祷告。”
我说:“愿主神祝福你,我的弟兄。”
7

我认为汤米·欧斯本是各处事工场上最稳固的人。若是有人知道汤米·欧斯本,我想,事工场上或各处神的医治布道会上,没有一个人比他更稳固。他没有做任何的表演或吹嘘。他传福音。他从不按手在人身上;但他大多数的工作都是在外国做的。

他去到那里,把神的医治讲解得如此清楚,结果人们只要站起来,接受基督,便得了医治,走开。他没有做任何夸张的宣称,他只宣称他知道……他来我那里,我们坐在走廊上。他在那里看到了那个疯子。你们在书上读过这事。汤米悔改信主时,只是那里的一个小弟兄,在他的事工中大约只有一打人。
那天晚上,他坐在那里,看见那疯子跑上讲台。弟兄,当你去抵挡那样的东西时,你不能只是虚张声势。你必须知道你在讲什么。一个疯子……
8

他看到了发生的事。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三天,把自己钉牢了,然后来我的住处。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的心被搅动了。你认为神赐给我神医治的恩赐吗?”我看着他。他是个有前途的年轻人。我说。他很紧张,你们知道他是怎样的人,小个子。我说:“欧斯本弟兄,瞧,你不明白医治的恩赐是什么,弟兄。医治的恩赐就是对医治的信心。”我说:“是你相信什么。当然,如果你相信,没问题;都是凭信心。”

但我说:“欧斯本弟兄,你是个有前途的人。我看你……我相信你是个很平衡的圣经教师。”我说:“让我问你一件事。如果你想要人生成功,就不要宣称你没得到的东西。过不久那就会显明你是虚假的。”瞧?我说:“只要在神面前诚实,走出去。”我说:“你知道,你相信圣经教导神的恩赐吗?”
他说:“是的,伯兰罕弟兄。”
我说:“那就教导那个。神使你成了一个传道人。你走出去,只要清楚地传讲神的道。”我说:“你看到那棵老橡树吗(是指博斯沃思弟兄)?”我说:“去跟他呆在一起,跟他呆上大约一年。让他从各个角度来教导你。”我说:“我还没出生,他就在传讲神的医治了。那时他就在传讲神的医治,举办聚会了。”
欧斯本弟兄跟他在一起大约一年半,他是事工场上最坚固的人之一。
9

呐,基督徒朋友们,这就是成就的事。今晚这里有多少圣灵充满、重生的人呢?五旬节派的人,现在让我看到你们把手举得高高的。好的。我要跟你们说话。我要从内心深处跟你们说话,这要刊登在杂志上。我所要说的话,要通过很多杂志传到全世界(瞧?)。

基督教和基督徒不能在有关这些事的真理上专心,这真遗憾。是的。瞧?
10

呐,我告诉你们。我竭力跟随圣灵的带领。当我最初开始为病人祷告时,我出去,人们都求看神迹奇事。我要像马丁·路德在他一篇讲道的注释中说的一样,他说:“人们追求的是恩赐而不是赐恩者。”那是真的。瞧?他们追求的是神迹而不是赐予者。

呐,在我们中间有很多人。如果你们允许我今晚称自己是你们团体中的一员,我会很高兴的。问题就在这里。不但是在我们五旬节派里面,而且在基要派里面,朋友们,那就是属肉体的攀比。我带着爱这么说。到了一个地步,人们看到事情成就,大家都想要模仿同样的事。当他们那么做时,弟兄,那不是真理。他们带来了不符合圣经的东西。
11

那天,一个人进来。一个人带着一个大约十六岁的女孩从加利福尼亚州一路开车到我的住处。有人说:“我也得到了那样的灵。我得到了一个辨明的灵。哦,那女孩得了癌症。”几乎把小家伙吓死了。他们从加利福尼亚州开车来。那孩子没有癌症,就跟这个小男孩不是对眼一样。瞧?一点也没有。

孩子没问题。几百个人进入聚会中。那天有人写信给我的秘书考克斯太太,说:“我也有辨明的灵。”他说:“当然,我认识伯兰罕弟兄,但你有胆结石,你有这个……”嗯,列表那么长。他说:“原因是你住在一幢房子里,有条河从它下面流过。”朋友们,难怪这世界嘲笑和取笑神的医治。
12

那天,我看到一个人把一个老人裹在床单里。我去参加他们所说的医治聚会。他们像那样来回拽他。老人有心脏病。一个妇人拿一根杖,跑来跑去,那样敲打,说:“魔鬼,出去,嘘嘘,”像那样谈论神的医治。

我去参加一场医治聚会,一个非常有名的人说:“我右手里有医治的能力。”按手在一个人身上,说:“感觉到吗?感觉到吗?”我把这人叫到帐篷后面,说:“那是个谎言。”是的。我说:“你可以那样蒙混过关,肯定的,人们会相信你告诉他们的任何东西。”我说:“但在神的眼里,有一天你必须为此交账。”
13

那天晚上站在这里。这人听我说,毫无疑问,是个好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昨天我跟他交谈。也许这人此时正在听我讲。他站在那里,跟我谈起来访的人。

他说:“在神的医治上,事情是这样的。”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观察了你的奉献。”瞧?他说:“我注意到你从不拉奉献。”
我说:“不,先生。绝对不。”
他说。许多时候,我的经理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开支。我们必须在聚会上施加一些压力。”
我说:“不。你们决不要因为钱而在我讲道的任何聚会上施加压力。不,先生。我决不是为钱来的。我是来帮助人的。”绝对是的。有时候奉献那么少,我们不得不去别的地方借钱结账。有时候我们的聚会,也许在上千场聚会上,每人平均不超过半分钱。但我们决不让他们乞讨钱。不,先生。那是违背规章的。
14

这个人告诉我说:“不久前我在这里参加一场布道会,”他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他说:“那人站起来,说他收了奉献后,下去,说:’谁愿意给我十元,谁愿意给我五元?’像那样。”

弟兄,愿神怜悯我。如果我必须得那样做,那我宁可回家,趴在地上喝溪水,吃苏打饼,饿得半死,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也不愿做那种事。神是我的帮助者。是的,是的,没错,先生。神能够。
他告诉几个农夫,说:“如果你们不放几百美元在这里,主会降暴风雨在这里,毁坏你们的农场。”
呐,那是谎言。让人们看不起神的医治和真理的就是这些事。但是弟兄,在那一切当中,对你们坐在这里的基要派信徒来说,有一位医治病人的真实无伪的神。有真正的……是的。
15

不久前,我去参加一位女士的聚会。我不想叫她的名字,只是告诉你们。女士站起来,说:“主告诉我:这里有人得了肾病。”哦,肯定的。也许坐在这里的有一两打人得了肾病。“主说这里有人背道了,主现在正跟他们说话。”哦,也许是的。如果传讲福音,那本来就是对每个背道的人传讲的。瞧?是真的。

朋友们,那是心理学。那纯粹是心理学。就是这样。呐,我对你们诚实,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瞧?
16

最近我去参加一场聚会,一个非常有名的人(和一位浸信会弟兄跟我坐在一起),他刚得到了……你们纳闷为什么我不在“医治之声”里了。就是这原因。一切都像那样进行。弟兄。

那里有个人说他们站在房间里祷告,说父神赐下两位天使,把他接上去,带他到神的面前,说:“我儿,我把神医治的恩赐赐给你。”
那是错的。没有这样的事。可能是一个恩赐,但不是那恩赐。瞧?被带到父神面前,没有人见过神,像那样当面看见他。瞧?是的。说天使……他说:“神说:’我儿,我赐给你神医治的恩赐。我差你回到地上,赐给你能力开瞎子的眼睛,通聋子的耳朵,’等等。”人们读到那个,叫喊。弟兄!
17

呐,今晚这有点刺得太痛了。但听着,对你有益的就是这个。你现在可能不喜欢我,但弟兄,在审判的日子你就会看到我告诉了你真理,是个对你诚实的人。是的。

呐,那是极不符合圣经的。当这位浸信会弟兄走过来,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拿到了你的报纸。”
我说:“不是我的报纸。”
他把报纸放下来,说:“看看这个。你对这个怎么看?”
我丝毫不反对“医治之声”,但“医治之声”的问题是……这是我离开它的原因。它荣耀的是人而不是基督。基督是我们要归荣耀的对象。这人有个帐篷,他们的坐位比这个人的多。这个比那个位置更多。这些人是谁?我们是谁?靠着神的怜悯,我们只不过是六英尺的尘土。如果我们得了我们该得的,我们就会在地狱里。绝对没错。
我们想要高举和指向的是耶稣基督,而不是你是否得到了半打人或一万人。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你看的是人数,嗯,天主教会就把我们压倒了。世界就完全把我们打倒了。
不是人数。神不住在许多人里面。他住在真诚的心里。基督,你怎么把基督的会众跟该亚法在全国所召集的人相比呢?在基督的日子,他们聚集的人,一次他的会众有三、四、五千人。但该亚法可以召集三、四百万人。就是这样。朋友们,不在人数里。脑子里不要思想这种东西。
18

但这个人说,这位神学博士说:“伯兰罕弟兄,那是神做的吗?”

我说:“我要抢先一步。呐,我不能说他有没有那样做。我不是审判官。但在你告诉我之前,我要说,让我看他证实。”瞧?是的。让我看到证明,然后我就相信。瞧?
如果神赐给这人能力开瞎子的眼睛,能力就不再属于神了,而是属于这人。如果你给我钱买一套衣服,说:“伯兰罕弟兄,这是给你买衣服的钱。”钱就不再是你的了,而是我的。
如果我是医治者,那我就能医治。如果神赐给我能力开瞎子的眼睛,那我就能开。那就是我的事了;那属于我。但神从未把能力赐给任何人。他没有把能力赐给我。我不相信今天任何活的人拥有它。它没有来。因为它在各各他,已经成就了。任何人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把你指向在耶稣基督里已经为你成就的事。是的。他是耶和华以勒,是神预备的祭物。你所需要的一切都在他里面。
19

那天站在那里,一位女士上来。这人说:“我嗅到了一个疾病的灵。”呐,嗅的感官宣告超自然的存在,你知道这是不对的。然而,五、六千人坐在那里。“嗅,嗅”[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吸鼻子的声音。]我嗅到了一个疾病。’嗅,嗅,’[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它在这里某处。“你知道。我不是在批评这人。我只是……我先问你们是不是五旬节派的。我想要告诉你们一件是真理的事。

20

弟兄,我想要做一个承认。我认为大部分原因都在我身上。我求神赦免我。如果我清醒一些,不去听从一群经理人,他们想把每个人都带过来,这样那样等等的事情,而只管去做神告诉我做的事,那今晚我就好多了,整个教会也就好多了。是的。是真的。

呐,那是真心话。肯定的,那是个迹象。绝对是。我要给任何人……你们去到我的城市;你们拿到我的任何书籍;你们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看是不是有一件事被预言……如果今晚我死在这讲台上,我的手当着我主耶稣的面按在圣经上,他是你们所看到的超自然的光。我看见他了。
我看见他在底下站着,我的眼睛睁大了,看着他。他临到我,告诉我事情。辨明的恩赐知道要发生的事,他怎么揭示事情,没有一点瑕疵,都是最诚实的真理。是的,那是……
21

那事成就不是要……摩西,他带着他的迹象,他没有下去说:“瞧这里,我在医治我手上的大麻风。你们瞧?我拿这个……”他做了一次,然后说:“来吧,跟从我。”

但我们却弄错了。大家都聚集看恩赐的运行。大家都聚集,看这工作。每个人都认为……如果神没有告诉他们说什么在他们的生命里,结局会如何,他们就不能凭信心走出来。它成了这样的事,好像铜蛇一样,有一日,先知跑进去,把那东西打碎了。那是真理。呐,我正在向我自己传道。那是什么……如果我错了,就是错了。我那样做,做错了。
22

当几千人来参加聚会时,我本该领他们经过讲台,为他们祷告,做神告诉我做的事。你们不认为那是真理吗?所以,靠着神的恩典和帮助,如果他赐给我恩典那样做,我打算靠着他的帮助……肯定的,那些神迹,那恩赐,它将一直伴随我一生。只要我在地上,它一直都在。那将是一样的。“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神要照我使用它的方式来待我。但那跟悔改无关。它一直都会在那里。是真的。

如果我像最初开始时那样往前走,只是领人们经过队列,为他们每个人祷告。当神显给我看有一件不对的事,或我应该把一件事告诉人,我就让他们停住,告诉他们要做什么。然后我继续为另一个人祷告。我一个晚上就会为一百人祷告,也许是一百五十人或二百人,也许比那更多。人们就从各处涌进来了。
23

但发生了什么事?只有一些人;我就得停下来。如果我只让异象照它所愿意的临到,那不会干扰我,我所要做的事……那是神的恩赐,但我用自己的方式,去做他告诉我要做的工作,上前去迎接这事。你瞧,这是你强迫自己进入到一件事里面。明白我的意思吗?

但是有人……从我说话开始,就站在我所站的讲台上,我就知道,有些坐在这里的人,我看到在异象中主的天使立在他们头上,知道他们有什么问题。呐,那是事实,瞧?
但我对此没有说任何话,只管往前走,为病人祷告。我想那是我靠着神的帮助所要做的事。是的。到处去,开始为病人祷告。神说做什么事,哦,我就做。瞧?如果他没有告诉我,那我就继续往前,为病人祷告,继续走。接着就该你相信了。
24

瞧。从那里,大家都看到了聚会。当我最初开始时,会上有很多浮华的东西。当我最初开始时,嗯,成千上万人从各处涌来。大家都开始要……三、四个五旬节派团体,其中一个说:“来,跟我们一起去。我们是更大的团体。”

另一个团体说:“不,我们……我们有最属灵的人。”
我站在破口处,说:“我们是弟兄。”不是这个团体是什么,那个团体是什么。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是一,停止争吵谁是这个、谁是那个。瞧?你们藉此变得跟其他教会一样形式化。你瞧?当然,会的。最后被搁在架子上,就像其他教会一样。
25

但是神的儿女,你们在教会里的人,不要让你们的小教会像那样倒下。留在教会里,保持属灵。看街对面的下一个人,认得他是你的弟兄。是的,先生。是的。不管他属于什么教会。

如果他是卫理公会的,得到了圣灵,就跟他握手,说:“喂,弟兄。”浸信会、长老会或罗马天主教,不管他是什么,如果他属于神的会、神召会、联合五旬节派教会,不管他们是什么。当我们从神的灵重生时,大家在基督耶稣里就是弟兄。是的。我们里面没有差别。神为了某些事在教会里设立一些人。但整幅图画里没有差别。阿们!是的。
26

你们相信吗?请说:“阿们!”你们愿意为我和聚会的成功祷告,求神帮助我吗?藉着我的……朋友们,如果我有什么事我认为是错的,我要在这里承认,不要等去到那边。我要在这里说出来。是的。

我一直对你们诚实。我努力要诚实。我想要诚实。如果我对你们诚实,我就对神诚实;如果我对你们不诚实,我就不能对神诚实。是的。因为你们是他宝血买来的。
我对待你们的方式,那是我对神的态度。我经常想知道,如果我有一个小容器,里面有两滴耶稣在各各他滴落的宝血,我会做什么。我会紧紧地抱着那个容器,小心地行走,免得我把它掉了或什么的。
你们知道吗?在神的眼里,今晚在我面前我已经得到了比那血更伟大的东西,我得到了他宝血赎买的东西。他爱你们胜过爱自己的生命。他为你们舍命。我该如何对待你们呢?我必须诚实、真诚。我想也许我们要开始了。
27

你们在这里的男人女人,只要传福音。不要宣称你们不能证明的东西。因为撒但会把你带到摊牌的地步。绝对没错。是的。

好像人们想要模仿圣灵。他们很多人出去,说方言,宣称拥有圣灵,却什么事都干。是的。他们一开始就没有圣灵。是的。但他们只是想要像别人一样模仿某个行为。
你只要是你自己。愿神帮助我们能看到大家都是他们自己的那一日。没错。我看不起的东西就是伪君子。是的。神也恨恶同样的东西。不信神的还更好,比伪君子更有机会去天堂。呐,你们知道那是真理。不信神的有真诚的心,虽然他们不明白……我相信那是真理。
28

呐,我们要真诚。我们是怎么样就怎么样。如果我今晚不支持基督,就会反对基督,就会反对他。但我支持他,相信他,爱他。我现在准备为他死,因为我相信他。

我相信神的医治,我知道这是对的。那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宣告。如果我不相信,我肯定不会在这里说我不相信的事。我在这里宣告我认为对的东西。
如果我能联合基要派团体,说基督会和其他许多不相信神医治的教会……他们的方式,如果我能相信那是真理,今晚我就会跟他们在一起。是的。
但我不相信他们在经文上正确,我相信神的道在这里证明了神的医治。我相信圣灵。布丁的好坏吃了才知道。看看神在做什么。瞧?我知道这是真理,那就是我今晚跟这群人在一起的原因。因为我相信他们心里有神的爱绝对真实的魅力。我相信。
我相信他们需要很多纯正的好教导,但我相信他们得到了圣灵。我相信。那就是我跟他们在一起的原因;那就是他们赞助聚会的原因,因为他们相信超自然。就是这群人。
29

某个大人物。哦,我要告诉你们那是谁。那是桑登博士,葛培理的科学老师。几个星期前他坐在我家里,给他的书签名。他说:“伯兰罕弟兄,那是最神奇的事。”他坐在那里,神向他揭示了他的生命,告诉他,他孩提时做的事等等,你知道。

他说:“那是我所见过的最神奇的事。”他说:“哦,唯一的事是,伯兰罕弟兄,你跟太多人混在一起。他们告诉我,你的会众有一半或更多是在五旬节派里。”
我说:“如果我来惠顿,怎么样?你愿意赞助吗?”
他说:“哦,当然……”
我说:“那正是我所想的。”嗯。哦,当然。是五旬节派信徒相信它。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那里。没错。是的。愿神帮助我们,差给我们能纠正的教师,拆除中间隔断的墙垣,好让我们能在基督耶稣里成为一,让被提能带我们回家。赶快做完事情,阿们!
30

我感到现在要传讲几分钟。阿们!让我们现在从《约珥书》里读一些经文。一讲完一些注释,我们就直接叫祷告队列。

翻到《约珥书》,刚才我坐在路旁。比利和我上来,他进来,把书等等拿进来。
顺便说,如果你们知道谁想要书,记住,明晚是最后的晚上。我尊重神的日子。星期天我不卖。星期天,在我们的聚会上不卖印刷品或任何东西。不,先生。星期六晚上结束。如果你现在没有书,心想:“到星期天晚上,我要得到书,”明晚就去得到。谢谢你们。
我不是卖书的。朋友们,我不卖书。如果我不认为那书会对你有帮助,我不会说一句关于书的话,甚至不会让它出版或允许它出版。它们不是我的书。我用百分之四十的折扣买来,带到这里,卖给你们。那只够手续费的。
那书属于高登·林赛。另一本书属于朱利叶斯·斯达茨克列夫。我只是像那样批发拿到它们,寄过来。然后给它们……我用百分之四十的折扣买来,像那样寄出去。把它们发给人们。这是事实。
31

这照片,我把它印出来了。那些的费用只是手续费,是的。得到许可把那么多照片印出来,然后那样寄出去。没有一样东西……

朋友们,今晚这是事实。一次有人给我多达一百五十万美元。如果我今晚能搜集出任何东西超过……如果今晚我个人的钱收集起来能超过五百美元的话,我非得被枪毙了才有,如果真要这么做的话。那是……
32

有人在加拿大卡尔加里给我足够的钱,两万八千美元盖一幢房子。这是来自我教会的人,他们知道。这是理事。坐在这里的一些人现在担任理事。

当他们盖那房子时,我观看。那里有一张房间和房子的图画,我想:“那房子漂亮。”我说:“主啊,我根本不配。”于是我把它转给了教会。它属于教会,不属于我。我没有带什么来世上;除了我的魂,我也带不了什么去神面前。当我遇到那天时,我要我的魂干净纯洁。
33

我没有拿任何人的一分钱。没错。如果我拿人钱的话,今晚我就成了百万富翁了;并且不需要我乞求,而是人们甘愿奉献给我的。然而我不要。不,先生。

今晚我有同样的感觉。在神面前,我说实话。神知道。我避开……我不贪求任何人的钱或他们的任何东西。我唯一要的就是你们的恩惠,这样我就能跟你们谈耶稣基督和他的荣耀。是真的。
34

好的,《约珥书》1章。让我们仔细读一下先知的话。然后我们要讲一会儿,进入聚会,今晚要叫一大群人来这里。我相信神会丰丰富富、充充足足地行事,超过我们所能信所能想的。你们相信吗?好的。

在我们打开他的书之前,让我们低头,跟他说一会儿。
35

天父,我们今晚为圣灵的应许感谢你。我祈求你祝福这小群人。在以下几分钟的讲道中,愿圣灵……主啊,我们不能打开这道。约翰在那里看见一位坐在宝座上的。他拿了书卷,没有人能或配打开书卷或揭开上面的七印:天上没有人,地上没有人,地底下也没有人。哦,约翰大哭。

接着他听见羔羊在咩咩叫。他观看,那是羔羊,好像它创世以来就被杀了。他配!他上来,从坐宝座的右手拿了书卷,揭开上面的七印,打开书卷。
神的羔羊啊,今晚上来。当我翻开这些书页时,主啊,请为我们打开这道,揭开每个印,愿神的灵今晚进入这会堂,使罪人信服他们错了;使那些没有圣灵的信服,叫他们领受圣灵;使不信者信服他们错了。请医治病人。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36

《约珥书》1章,从4节开始,我想要读一些经文。我没有时间读太多经文。大约讲十五分钟,然后我们大约还有三十分钟,看我们能为多少人祷告。明晚也一样,若主愿意的话。

4剪虫剩下的,蝗虫来吃;蝗虫剩下的,蝻子来吃;蝻子剩下的,蚂蚱来吃。5酒醉的人哪,要醒来、哭泣;好酒的人哪,都要为新酒哀号,因为从你们的口中断绝了。6有一国又强盛又无数,侵犯我的地;它的牙齿如狮子的牙齿,大牙如巨狮的大牙。7它毁坏我的葡萄树,剥了我无花果树的皮,剥尽而丢弃,使枝条露白。
神祝福他的道。愿道照主所说的成就,不徒然返回,乃要成就派它所定意的事。
37

在约珥所预言的这段时间,教会处在可怕的境况中:倒退,就在主来、第一次来之前。圣灵降在这位先知身上,他预先看见事情。他看见了犹太人的光景;他看见了今日教会的光景。

呐,当然,这个预言像其它所有的预言一样,有复合的意义。有时候一个预言有自然的意义,也有属灵的意义。当然,预言的自然意义,甚至司可福博士在他的脚注里(我不是司可福信徒),但是,在他的脚注里,他指出,这是指亚兰人过来入侵。是真的。
但它也指末日,指向哈米吉多顿,末日的出现,末日教会属灵上的光景。
38

今天下午我坐着读经时,我想……我刚好翻到《约珥书》,我想……主对我说到《约珥书》的一些事,剪虫、蝻子、蚂蚱、蝗虫。它怎么把树皮剥光了。

呐,树在《马太福音》24章又被代表了,耶稣说到了树。树总是……犹太教会一直都是无花果树。我们是……那是栽培的树和野生的树。我们是野生的树,嫁接在栽培的树上。
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那里说:“当你们看见橄榄树或无花果树发嫩长叶的时候,就知道夏天近了。”同样,瞧,当你们开始看见犹太人返回耶路撒冷,换句话说,就知道时间近了,正在门口了。
39

不久前,我在街上跟一位不信神的说话。他说:“传道人,我能向你证明圣经是个谎言。”

我说:“你不能。我不相信。”
他说:“圣经自相矛盾。”
我说:“我要你指给我看。”瞧?我说:“里面没有矛盾。”
他说:“如果我向你证明拿撒勒人耶稣说了不真实的事,你会相信吗?”
我说:“我不相信你能证明。任何被证明的东西都被证明了。”我说:“我不相信你能证明。”
他说:“我要用他自己的话来证明。”
我说:“好的。”
他说:“瞧这里,拿撒勒人耶稣。”这人本来要学习成为罗马天主教的神甫,后来事与愿违,结果他回到了世界,成了一个完全不信神的。站在……我在一个街角传道,他去到新阿尔巴尼公园的一个地方,把圣经放在那里,说:“那是曾经写下的最卑劣的书,甚至不该放在公共的文献里,放在公共的文献等等中间。哦,它太欺骗人了。”他是这样称呼圣经的。我在另一个街角,传福音。
40

他来到那里,口里嚼着一大口烟草,说,[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吐唾沫的声音。]几乎吐在我脚上,说:“你是要告诉我你相信有一位神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如果我向你证明没有像神这样的东西,你会接受吗?”
我说:“是的,先生。”
哦,当时我还只是个孩子。我对经文知道的不多。所以他……我今晚也知道的不多。但我知道圣经的作者,这是首要的事。呐,他说:“哦,人身上有多少个感官?”他是个聪明人。
我说:“哦,你知道。”
他说:“我想要你说。”
我说:“五个。”
他说:“叫出名字来。”
我说:“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听觉。”
他说:“好的。如果他是成为了人的神,像人们宣称他是的。他在我们中间彰显,那么,这五个感官中的一个就应该可以感受到他。”他说:“对吗?”哦,一帮人,不信神的和传道人在一起。你知道这会引发什么。大家都跑上来。你瞧?
41

他站在那里,胳膊下夹着一些杂货。我刚买了一些三明治,从商店出来。他说:“哦,对不对?”

我说:“哦,那听起来合理,是吧?”
他说:“是的。你曾见过神吗?”
我说:“哦,是的,先生。一天晚上……”
他说:“现在让我看看他。”
我说:“哦,当然,你……”
他说:“我们不谈信心。我想要……我的视觉跟你的视觉一样。如果你见过他,让我也看见他。”
我说:“哦,我藉着异象看见他。”
他说:“哦,让我看异象。”
我说:“哦,你不……”
“哦,”他说:“现在不相信。不,不。你不能打断我。”他说:“你从未见过神。你从未摸到他。”
我说:“哦,我摸到他了。”
他说:“不。哦,如果你摸到了他,让我也摸到他。我的触觉跟你的一样好。它是一样的感官。带他来这里,让我在这里摸他,我就相信他。你说你摸到了他。”
我说:“我在心里摸到了他。”
他说:“哦,让我也那样摸到他。”
我说:“哦,如果你愿意跪下去相信……”
他说:“不。不是你的心理学。我想要知道真理。”他正拿着……
42

哦,我意识到我碰到的不是一个小男孩了。他嚼着那烟草,你知道,像那样吐掉。我说:“哦,先生,不要吐在我脚上。”

他说:“哦,瞧?哦,你给难倒了,不是吗?”他说:“你从未看见他,从未摸过他,从未尝到他,从未嗅到他或听见他。因此,如果五个感官没有一个可以感受到他的话,那就没有这种东西,你就别在这儿招摇撞骗了。”
我想:“哦!”
他说:“呐,如果他是一个成了人的神,你相信他是人吗?”
我说:“是的,先生。我相信耶稣基督是人。”
“他从死里复活,在人们中间……”
“是的,先生。我相信。”
“他从那身体中复活了吗?”
“是的,先生。是的。”
“好的。现在让我看见他,让我看哪个感官可以感受到他。”
43

哦,他有一个很硬实的论点。我想:“主啊。”当时我已经传道大约三个月了。我想:“我要做什么呢?”我说:“主啊,你告诉我不要思虑说什么。你说你到时会加给我话语。”我想:“主啊,我能做什么呢?”我在心里祷告。我开始看到一些东西。你知道,人们说:“给牛一根够长的绳子,它就会吊死自己。”这话差不多是对的。所以,我开始看到一件事出现,圣灵运行。我说:“那是真的。”我说:“我确实……我相信你得到了……”

“哦,”他说:“你开始清醒过来,是吗?”
我说:“也许是吧。”我说:“我告诉你,你真是个聪明人。”我说:“伙计,你的智力很好。”
他说:“哦,我妈妈从不养傻瓜。”他像那样吐口水。
44

我说:“哦,”我说:“你真是个聪明人。你的智力很好。”

他说:“肯定的,我的智力很好。现在远离那一切的东西吧。”
我说:“等一下。你说你有智力?”
他说:“肯定的。”
我说:“我不相信。”
他说:“哦,你出什么问题了?你一定失去了你所拥有的东西。”
我说:“不。”我说:“如果你……那是人的智力吗?”
他说:“是的。”
我说:“过来,我像绅士一样待你,你像绅士一样待我。”我说:“你想要使我尴尬。过来,那是人的智力吗?”
他说:“是的。”
我说:“如果那是人的智力,人的一个感官就应该宣告它。”我说:“身上有多少个感官?”
他说:“哦。”
我说:“你叫出它们来。有多少个?”
他说:“五个。”
我说:“它们是什么。”
他说:“哦,我们刚才……”
我说:“你像我一样把它们说出来。”瞧,我正向他坚持我的观点。
他说:“视觉、味觉、触觉……”
我说:“你曾见过你的智力吗?嗅过你的智力吗?尝过你的智力吗?摸到你的智力吗?或者听见你的智力?”
“没有,先生。”
我说:“那你就没有智力吗?是的,你绝对是……”
他说,他说:“哦,我知道我有智力。”
我说:“我也知道我有一位神。”没错。阿们!
其中一个男孩站在那里,他的领子上别着一支玫瑰花。我像那样拔出别针。我想我要逗他一下。我走到他所在的地方。我说:“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扎在他的手臂上。
他说:“嗨!”
我说:“你感觉到了吗?”
他说:“是的。”
我说(他当时要打我),他说,我说:“我没有感觉到。”我说:“我没有感觉到。”
他说:“让我扎一下你。”
我说:“那正是我所想的。”
是的。你跟我接受同一位基督,现在你就会跟我一样感觉到他。没错。让别针以别的方式扎一下。
45

你可以坐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官),你可以有那样的头痛,几乎无法安静地坐着,而我不头痛,这是可能的。我怎么知道你头痛呢?

它是一件跟你个人打交道的事。神的灵可以降下来,进入一群人里面,可以给那人施洗到一个程度,神的大能把他们带到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站在哪里的地步。而旁边的人坐在他们身旁,却对此一无所知。是的。
46

不久前,医生对我说:“比尔,你不认为那些人、那些五旬节派信徒只是兴奋了吗?”

我说:“不,先生。我不认为。”
他说:“哦,是什么使他们……那是紧张,因为他们尖叫、喊叫、乱来。”
我说:“医生,你是要告诉我没有事情激动他们,神经就会兴奋吗?必须有一件事使他们兴奋。”
“那里有什么事呢?”
我说:“圣灵看不见的力量在他们中间运行,使那重生的灵兴奋起来。”是的。它给那灵带来了兴奋。神的大能浇灌下来。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圣灵拿起道,用能力把道传给人们,让他们抓住道,得着重生的生命。一样东西必须喊出来。是的。
47

约珥看见了要来的日子,那时情况要改变。当他们接受……愿神帮助,那日,他们来,接受神学代替圣灵的洗。愿神帮助,那日,你们从教会除掉了十一奉献,煮一只肉硬得要死的老公鸡,卖五毛钱一碗汤,来支付给传道人。那是个耻辱!

愿神帮助!你们用餐厅取代了阁楼。那日愿神帮助。是的。今天我们需要的是美好、老式、圣徒保罗的复兴,以圣经的圣灵在能力和简易中被传讲。
48

不久前,我在想。我上去加拿大,一天晚上骑着马。我在野外大约四、五十英里的地方,离硬质路面的公路有上千英里,那是去年秋天。我去那里打猎。我在月光下骑着马,到了一大片被火烧过的地方。那里有很多高耸的松树。月光照在那些树上,好像那是块墓地,令人毛骨悚然。

一阵风刮来,风开始刮着那些树,那些树发出“呜呜”,悲哀的声音。
我站着看了一会儿。我想起了这里的这段经文。是的,先生。那些树让我想起了一些华丽、有高大尖塔、立在这里、像门钉一样毫无生气的教堂。剪虫吃掉了树上所有的皮和别的东西。火炼的试验把所有的灵都从它身上烧掉了。除了一个大雕像,没有东西剩下了,毫无生气。
当一阵大风从天上吹来,他们所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呻吟、乱来,说不是那样的(没错),几乎一无所知。是的。他们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每次神差来复兴,神迹奇事开始出现,降在人们周围,类似这样,他们就说:“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
49

剪虫剩下的,蝻子来吃。卫理公会剩下的,浸信会来吃;浸信会剩下的,长老会来吃;长老会剩下的,五旬节派来吃,直到一个地步,神……哦,你们把树上拥有的一切都剥光了。神在五旬节赐给教会的所有能力、所有喜乐、所有美好的东西,他们都把它撕掉了。除了一个大教会的名,没有东西剩下了。哈,哈利路亚!

弟兄,让我告诉你:今晚这世界需要的是一个海湾、一个教会。呐,死树立在那里。哦,肯定的,“我们有了一个名。”肯定的。你曾经是一棵树,但现在怎么样呢?那也指五旬节派教会。在神的医治上,踢我踢得最厉害的是一个来自神召会的人。绝对没错。他告诉我……
50

我们租了阿肯色州温泉城的一座兵工厂,我们没有足够的座椅。我们有几千人。他有很多的座椅。他说:任何相信神医治的人都不能坐在他的座椅上。哦,何等的羞耻!

怎么回事?留意同样的事。你们接受了死树的路线。剪虫剩下的,蝻子来吃。浸信会除掉了卫理公会的叫喊。一个吃了这个,一个吃了那个,直到他们把教会剥光了,他们让人们坐着,像一颗门钉一样毫无生气(是的),没有圣灵,没有叫喊,没有喜乐,没有平安,没有医治,什么也没有。怎么样呢?哦!卫理公会剩下的,浸信会来吃;浸信会剩下的,蝻子或某个别的教会来吃。这个吃这个,那个除掉了那个,这个除掉了这个。你只剩下一个教会的信条了。哈利路亚!你知道那是真理。那是真理!
51

一个剩下的,另一个来吃。直到你只剩下一棵死的大树。每次神赐下一阵荣耀的大风,你只是坐在那里呻吟,说:“我不相信。它是心理学;它是这个、那个、这个、那个。”会运行……从根部往上死去:死而又死,连根被拔起来了。这是悲哀的日子。

当约珥看到那个,看见那个,他说:“但神说:我必恢复,这是主说的。”哈利路亚!如果那个不在那儿,我就不知道该讲什么了。“主说:但我必恢复。”
52

那天晚上风刮过来时,我刚好在那里看到树那么僵硬、刻板、没有生气,立在那里唉声叹气。没有生命随风弯曲,树上没有皮使它有弹性。它只是在那里因风唉声叹气。哼,哦,“某某博士说这样那样。”哦!

但我刚好注意到,在树底下,有一些树下的灌木长出来了,一些大约这样的小树丛。它们里面有生命。当风开始刮到它们时,它们摇摆,发出响声,喊叫,有快乐的时光。让我告诉你,弟兄,神要从这些死去的东西中间兴起一代要复兴的人,这是主说的。
神要兴起相信神迹奇事的人,要兴起有说不出来、满有荣光大喜乐的人。当大风刮来,它就投身其中,嬉戏、跳舞、荣耀神。哈利路亚!绿叶拍手,有快乐的时光。哦,树下的小灌木闹得多开心啊!但那棵大树立在那里,只是唉声叹气:一样的风。
53

瞧,一样的风使一棵树唉声叹气,却赐给另一棵树欢乐的时光。我刚好想起:“哦,这棵树在做什么呢?”每次那棵小树都会摇摆,它要做什么呢?它在拉扯树根,松动土壤(是的),这样它就能长得更深,抓得更牢。哈利路亚!

每次神将他的祝福降在一个重生的男人女人身上,只会松动根部,长得更深、更高、更好、更自由,荣耀神。主说:“但我必恢复。”
就在那棵树烧毁的地方,另一棵树要长出来,千真万确。阿们!如果曾有一个穷困的时候,就是现在。男人女人在等候,去那边某个地方。那是我想要进入非洲的原因。
54

他们接受一个人,教他土著语言。他们让他在学院里呆十年,在这里花了十年。当他出来时,如果他去海外的工场,他必须拄手杖走路,太老了。

弟兄,你需要的唯一的东西就是圣灵的洗和诚实的心。阿们!你知道那是真理。
什么都不要等。神呼召了你,就去。在街上开车,告诉某个人。我们需要另一位司提反的日子。当神差司提反去那里,他们想要在那里杀他等等,他好像一座房子在大风的日子着了火。如果你行,就把它扑灭。你越扇,它烧得越猛。哈利路亚!这是真理。
55

哦,我知道你们以为我癫狂了。只管说吧,没关系。我这样很高兴。让我告诉你,弟兄。是的,确实是。如果说有什么时候我们需要行动的话,那就是今天了。

我想起从前某个时候,摩西在旷野。那天晚上我谈到他。当神说……你说:“哦,等我准备好了。”当神呼召摩西时,他手里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根杖。
神说:“你手里是什么?”
他说:“是杖。”不算多。
但神说:“拿着那根杖。”
“我要怎么下去打败那支军队呢?”
“哦,你手里是什么?”
“是杖。”
“拿那根杖下去。不管你身旁有什么,拿起它,去吧。”摩西去了那里,一个人的入侵,手拿一根杖,接管埃及。神吩咐他拿他拥有的东西。
56

不久前我看到,我在一个美式足球的体育场举行聚会。当我进去时,我看到一块小牌子,它总是很触动我。牌子上写着:“关键不是打架的狗有多大,而是狗的斗志有多大。”那是真的。阿们!

关键是你里面有什么,你的天性是什么。是的,先生,弟兄。我佩服一只万能㹴。它不是很高,但它全身都是狗。我喜欢这样。当一个重生的人,不管他多渺小,或没受过教育,或他是什么。他全身都是人。全身都是神。他努力去行他所坚信的事情。阿们!那是我喜欢的。一个人,不管你多渺小,怎么被称作圣滚轮、被驱逐的,不管是什么,要站稳。哈利路亚!
57

我能看到从前的参孙,他身上有神的祝福。一群非利士人上去抓他。一千个非利士人开始跑上去抓他。他什么也没有。呐,所有这些非利士人站在那里。

如果他说:“等我去学点拳击;等我学会如何做这事;等我学点击剑,知道如何角斗等等。也许我能拿一把剑回来。也许过一会儿我能打败几个非利士人,”怎么样呢?哈!不是那样的。放在他旁边的唯一的东西就是驴腮骨。他捡起来,神的灵降在他身上,他杀了整群的非利士人。
今天我们需要的就是出去做点事。情况紧急。我们没时间闲逛,争论事情。让我们去做事。
58

我想到在以色列士师时期的珊迦。他在那里,各人都行自己眼里看为正的事。非利士人上来,抢夺他们所有的,带回去。以色列人会种植庄稼,收在仓里。非利士人会上来。

那就像魔鬼,抢夺你的一切。你们一些牧师把你们的小教会建起来了,就在你们认为没事的地方,某个老魔鬼进来,说:“嗯,没有像古老圣灵信仰这样的事。我甚至不相信这样的事。”弟兄,我要告诉你的是,即使你不相信发怒,也要义愤填膺。是的。称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是真的。
59

我看到珊迦站在那里。他收集了他所有的庄稼。他说。圣经中写他的事不多,但所写的已经足够了。他站在那里,把他的谷仓都搞好了,一切都顺利进行。他站在那里看,心想:“哦,每年那些非利士人都来,也许今年他们不会来。我看我的家人都快饿死了,他们看上去瘦弱不堪。但现在……”

他站在那里,听见了嘈杂声。他支起窗户观看,来了六百个非利士人。他的庄稼没有指望了。枪和盔甲……穿着盔甲,沉重的脚步声,“蹬蹬蹬”,受过训练的人,生来就做战士,手里拿着枪,剑挎在腰上。六百人,“珊迦,上来,今年你的庄稼丰收。很高兴你为我们工作。”他们像那样上来。魔鬼就是这么干的:若是可能,就夺去你的一切。这就是魔鬼。
60

珊迦看着他们,心想:“哦,他们又来了。”他站在那里,心想:“哦。”看着可怜的妻子,面容消瘦,也许还有他的孩子。他们的袖子都破了,衣服没了。可怜的妻子快饿死了。“这次的冬天会怎么样呢?”就是这样。

“呐,所有的……他们来了一年又一年。他们又来了。我只是……我们去年快饿死了。现在他们又要夺去我所有的。我要怎么办呢?我只能捡田里的穗子。”他站在那里,心想:“他们来了,越来越近了。”“蹬蹬蹬”,这些非利士人来了。
61

过了一会儿,他们……即使你不相信发怒,也要义愤填膺。他开始感到愤怒临到他了。他说:“我是个犹太人;我受了割礼;我有权利,因为这块地属于我们。”我告诉你们,他不是个战士;他不能等到他学习如何打斗。他是个农夫,不是战士。但他知道神的应许与他同在。他受了割礼。

如果今晚在这里的每个人都认识到你所有的东西,神圣的健康和别的东西,神都在各各他赐给你了。每个重生的人都受了圣灵的割礼。你有权利得到每个救赎的祝福;决不要让魔鬼抢夺你的任何东西。
珊迦没有剑,即使他有一把,也对剑一无所知。他没有盾牌;即使他有盾牌,也不知道如何用。但他伸手拿起一根赶牛的棒子。那是一根棍子,末端有一块铜,他们隔着围栏用它打牛。他跳到窗外,站在路中间,对抗六百个武装的非利士人,把他们全杀了。哈利路亚!
62

那是什么?圣灵降在他身上。哈利路亚!有一个需要;有一个紧急事件。必须做一件事。他不能等到他受了教育,学习如何打斗;受训,成为战士。他必须拿起他手里的东西,用它去做事。

弟兄,今晚你身边有什么?你至少得到了圣灵的洗。这里的整群人,你们举了手。那是什么?那是你手里最大的武器,并且有神的道在背后支持。不要让他们抢夺你。
剪虫剩下的,蝻子来吃。但这棵树还要生长。哦,我们宣称是基督徒;我们宣称是信心的勇士。
63

我记得有一次,我读到这个故事,凯撒要安排盛大的游行。很多人要跟随他。他坐在马车上,行驶在街道上。他们游行时,他停在那里,说:“明天我要所有的军官在这里迎接我。我要一位有尊容的人明天在这盛大的游行中跟我一同站在车上。”

所有的军官,他们整理好头盔上的羽毛,擦亮了盾牌等等。他们身上挂了大标签等等;从凯撒身旁经过。每人头上都戴着好看的大羽毛,笔直雄壮地走过去。凯撒看着他们,站在那里。
过了一会,有个矮小的步兵,其中一个步兵经过。他全身都是刀伤,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他经过,低着头,开始跑下去,他站在伟大的皇帝面前感到很尴尬。他开始跑开。
皇帝马上说:“等一下。你是谁?过来这里。”
他说:“是的,陛下。”他向凯撒走去,像那样俯伏,然后站起来。
凯撒说:“哦,你身上这么多刀伤。这些伤疤是从哪里来的?”
他说:“在外面的战场上,为陛下争战。”
凯撒说:“你爬到这里来,坐下。你是那个配得的人。”你们那些什么神学博士之类的东西已经够了。当我向前站的时候,我想要显出耶稣基督福音大能的记号。是的,先生。
64

站稳你的立场!是的,先生。显出一些伤疤。尽管你没有任何见证;没有做任何事。最好是出去,为神做一件事。做一件事。

不久前,我在读杰克·科依的故事,西部的一个印第安向导。一天他迷路了。他找不到入口,迷路了,他的马快死了。马呼吸沉重。所有的水都用完了。他在沙漠里。他牵着马,摇摇晃晃。一个基督徒,他知道用不了多久死亡最终要胜过他们了。
他走着,不久,他们碰到了野牛的踪迹,动物在那里跑过。所以他想要爬上马。他认为,也许动物会去到水边,所以他跳上马,开始往下走。马几乎走不动了,他也走不动了。所以他下了马。
65

不久,小路分开了。一条往这边,一条往那边。哦,往这边的路只有一些踪迹;但往那边的路却开辟得很好。所以,杰克掉转马匹,开始走那条路,老马却不肯走那条路。马想要回到这条路上。杰克试图策马前进;马不肯走,继续嘶鸣,想要回到这条路上。

他很生气,把马刺扎进马的身体里,把马扎伤了,以至血像那样从马身上流出来。马开始发抖,要倒下了。他下了马,心想:“它带我穿过这沙漠,它对我那么好,怎么……它相信水在这边。走在这条路上的足迹不多。”
朋友们,今晚就是这样的。通往这条路的足迹不多。但它是通往生命的路。
66

那条大路摆明在那里,你想加入什么就加入什么,去吧,只要你把名字记在教会册子上就行。但是今天晚上,你信了以后领受圣灵,却不是那么清楚地摆在那里。听着,我认为……

杰克凑过去,他说他把头靠在……拍拍马,说:“贝丝,我这么做,对不起。”他说:“你一直很忠心,驮我到这么远,我愿意冒生命的危险。我听说马有本能,知道水在哪里。动物……如果你驮我到这么远……若不是因为你,我早就死了。我要接受你的路线;我要依靠你,接受你的路线。若是死,我们就一起死吧。”
我想……不是把我主跟马做比较,但他带我到这么远;这美好古老的圣灵信仰安全地领我到这么远。在我死的时刻,我要抓住各各他(哈利路亚!),说:“你领我经过了每次疾病,经过人生的黑暗,经过了地狱的痛苦部分;在我死的时刻我要信靠你。”是的,先生。不是信靠某个神学,而是在神的道上信靠圣灵,在基督这块磐石上。
67

他在那条路上才走了一会儿,马开始想要小跑。马太虚弱,身上流血。他在路上没走多远,就扎进了一个大水潭里。

他说他和马跳进水里。他们喝水,他洗净马的鼻孔,拍拍马,他们叫喊。他感谢神,举起手,哭喊叫喊等等。他太高兴了。
突然,他听见有人笑。一群喝醉的采矿者站在另一边,他走过去,他们说:“你是谁?”
他说:“我是印第安保留区的杰克·科依。”
他们说:“哦,杰克,过来。我们有东西吃。我们这里有鹿肉。”
68

他走到那里,看到他们在喝酒,于是他跟他们一起吃鹿肉。过了一会儿,他们说:“好的,杰克,你……”他们都醉了,说:“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正在庆祝国庆日。”

他说:“哦,这是十月。”他们都喝醉了,在外面太久了,不知道……但他们找到了金子。他们在回去的路上,他们不在乎。他们尽情享乐。他们想他们可以逗他取乐。
他们说。呐,其中一位向他摇摇摆摆地走来,一个身体变形的人。他说:“好的,科依,喝一口我们的好酒,怎么样?”
科依说:“不,谢谢,伙计们,我不喝酒。”
他说:“哈,过来。”你知道醉汉是怎么样的。他说:“不,你喝,你要喝一口。”
科依说:“不,伙计们。谢谢你们。我不喝。”
他说:“等一等。如果我们的鹿肉够好的,可以吃,那我们的威士忌也够好的,可以喝。你要喝,喝一口。”
另一个家伙说:“是的。告诉他喝酒;我们支持你。”
他说:“你要喝,不然你要死。”
69

于是他拿起他的30-30枪,上了一颗子弹。若是有人知道在沙漠里那意味着什么;当他们拿起30-30温彻斯特枪时,那表示要出事了。

于是他像那样举起30-30枪,说:“瞧,杰克。呐,如果你……如果我们的鹿肉对你够好的,可以吃,那我们的威士忌对你也够好的,可以跟我们一起喝。如果你如此伪善,不想喝我们的威士忌,那么,你可以付代价,让你的骨头在这沙漠发白。”
科依说:“伙计们,等一下,在你们这样做之前。我感激你们的鹿肉,我付钱给你们。”
“我们不要你付钱;我们要你喝一口,有点交情。”你知道醉汉就像那样。
科依说:“伙计们,等一下。我不会喝,但在你开枪之前,(他正把枪端起来。)我要问你们一件事。”
他说:“你拿着这坛子,喝这酒,不然我要扣动这枪上的扳机。”
科依说:“等一下,在你扣动扳机之前,让我给你讲我的见证。”他说:“我来自肯塔基的蓝花草地区。”他说:“几年前,”他说:“一天早上,我站在一张矮床的边上。我爸爸死了。我妈妈躺在那里,晨曦不知不觉地照在泥地上。”
70

我自己在同样的地方长大。地上没有木板,只有泥土。我们的餐桌是装了几条腿的树桩。锯下一块木头,像那样竖起来。那就是我们的餐桌。我们一些人坐在床上吃饭;另一些人坐在用畜栏的木板做成的椅子上吃饭。

他说:“有一道光照在那里。神正把世上最甜美的人——我妈妈,带回家。我是个光着脚的男孩,离开那里,不知道要去哪里。我走出门,妈妈说:’杰克,亲爱的,过来这里。’”
科依说:“我跑过去看她想要什么。她拥抱我,她灰白的头发挂在脸上。妈妈说:’杰克,你知道你爸爸在谷仓里死于非命。他死于酗酒。杰克,妈妈要走了。圣经放在这里,杰克,答应我,你永远不要喝酒。’”
科依说:“我亲吻快要死的妈妈的额头。她手臂紧握着我,握住我,直到呼吸离开她的身体,我必须把手从她身上抽出来,走过去,把她的手臂像这样折叠在胸前,妈妈死了。”
71

科依说:“从那时到现在,我从未喝过一口酒。现在,如果你想要开枪,就开吧。”就在那个时候,枪响了,那人手上的坛子破裂了。从峡谷里走出来的是一个矮小的牛仔,泪水流在他的脸颊上,他手里拿着两根长枪,说:“别动,等一下。”他说:“你不会开枪吧?”他说:“是的,先生。”

他说:“杰克,我也出生在那边的乡村,在美丽的蓝花草地区。我妈妈是个有古老信仰的基督徒妇女。我在她临终的床前答应她:我不会喝酒。但是我对不起她,我很多次违背了诺言。但是,刚才枪响的时候,天上的大峡谷听见了我的枪声。我跟神立下誓言:从今以后,我永不再喝一滴酒。这让我想起我妈妈所拥有的古老信仰。我永远不喝酒了。”
就在那里,这两个人使那群酒鬼一起悔改归向了主耶稣基督。
72

今晚我相信,蝻子在那边剩下的,剪虫来吃。但我相信同样古老的圣灵信仰今天活在世上,愿意拯救任何人脱离罪恶的生命。阿们!让我们看看……哦!让我们低头。

我们的天父,我们今晚感谢你,树下的灌木正在长出来。无花果树又在发嫩长叶。神啊,降下雨水,前雨后雨一同降下来,主啊,使树木得以生长,在这个被罪深深咒诅、被定罪的世界长出来,愿它成就,应验先知约珥所说的话。我相信你会这样做。神啊,我今晚祈求你以奇妙的方式祝福这群人。愿神的道深深地渗透在人心里,有人有个年老的爸爸妈妈,还不认识你。但今天,多么悲哀,那位妈妈的信仰被取笑、被嘲笑。他们说它是给古人的。神啊,今天它是同样的圣灵。是的,他们出去,把他们教会和树木的皮给烤掉了,夺去了树的生命;夺去了所有真心实意的信仰、所有的叫喊、所有的赞美、所有的喜乐、所有的医治大能、圣经所讲的一切东西,教会就像个会所。去教会,回来,跟世上的其他人做一样的事。愿主神快快地带来灌木,降下雨水。今晚使这里有需要之人的心信服;愿他们找到基督作他们的救主。我们奉基督的名求。
当你们坐在这里低头时,今晚我想知道:如果你能记得一位爸爸妈妈,几年前你说:“妈妈,我要在彼岸见你。”你记得神从家里取走孩子时,你说:“主啊,我要服事你。”但你没有那样做。你在这里,想要接受基督作救主,想要在祷告中蒙记念,你愿意马上举手吗?
先生,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我右边有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在祷告中记念我。我需要基督作我的救主;我相信古老、真心实意的信仰;我相信这事。”神祝福你,后面的先生,我看见了。还有别人愿意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中间过道上?你愿意说:“记念我”吗?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女士,我看见你了。还有别人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我需要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请举手,说:“我现在想要接受基督。”
当我们低头时,我想知道,我们时间很紧。我讲得有点长,但我感到圣灵让我这样做。你们肯定会尊重它是神的道。当姐妹在钢琴上给我们起个调时,我想知道,那些现在想接受基督作个人救主的人,没有时间走到祭坛这里,但你想要站起来,说:“伯兰罕弟兄,现在我作为一个见证人站起来,我放弃罪恶,接受基督作我的救主。现在请为我祷告。”如果你想,你愿意站起来作个迹象,表明你想要接受基督,我要在这里为你祷告,你就站在你所在的地方接受基督。你愿意这样做吗?你愿不愿意站起来,说:“我现在站起来作一个迹象”?
不要让坐在你旁边的人拦阻了你。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先生。只要继续站着。还有人想要接受主,请站起来。神祝福你,先生;神祝福你。只要继续站着。现在还有人吗?神祝福你,姐妹,只要站着。神祝福后面的你,我看见你了。这里有人现在说……神祝福你,先生,只要继续站着。还有人吗?请说:“我想要接受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神看见你了。他看到你在那里,跟他看到你在这里一样。神祝福你,年轻女士,我看见了。那是你要做的一个勇敢行为。神祝福你,姐妹,我看见你了。这里有人……底下这边,请说:“我想要站起来,伯兰罕弟兄。”只要说:“我现在想要照老式的方式接受基督,我想要……”神祝福你们两位女士。如果可以,只要继续站着。
73

呐,在结束前,还有人吗?我们要为这些人祷告。很后面,我看到你手举起来了。我知道神也看见你了。他知道你的心。还有人想要接受基督吗?我看见你了,怀里抱着婴孩的姐妹,很好。还有人吗,你想要赶快站起来吗?说:“我想要……”神祝福你,弟兄,我看见你了。神祝福你,姐妹,我看见你了。好的。只要继续站着。神祝福你,年轻女士,我也看到你了。

还有人站起来,说:“我现在想要接受基督,伯兰罕弟兄,我全心相信约翰·卫斯理所传的老式信仰,从前加尔文和诺克斯传的。”想想乔治·怀特菲尔德,他那么严厉大声地传讲,人们能在两英里远听见他,传讲你现在所听见的同一个福音。但出了什么问题?大而华丽的教会再也不传讲它了。
[原注:磁带空白。]底下有多少人现在想全心相信呢?好的,要敬畏。这是最难做的事。朋友们,巴不得你知道它怎么从一件事转到另一件事;就像在一条路上跑,转到另一条路。都是圣灵,都是神,只是职事不同。
呐,我不是传道人,我是备用轮胎。我有点……当传道人不在时,我作他的替补。但我爱主。我从神领受的神圣恩赐就是为病人祷告。那是他差派我做的事,为病人祷告。但我在代替传道人的位置,还有这事。
74

从一件事转到另一件事很难。这是两个恩膏。一个恩膏是祝福你。哦,你们觉得太好了;而另一个恩膏却几乎要把性命从你身上切掉了,从身上拿走。一个是加给你,另一个是从你身上拿走。多少人明白?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我相信我明白。”能力等等从你身上出去,你生命的力量流出去。异象,他们所做的事。

呐,请在各处尽可能敬畏。我要尽我所能地为每个人祷告。在我离开城市前,我竭力让每个来这里的人都接受祷告,瞧?只要坚持,保持敬畏。
如果你到那个时候没有得医治,在我们离开城市前,我要竭力叫你上来这里,跟你一同祷告。
75

尽力相信神的道;接受他的话。呐,如果我为一件事作见证,神不为它作见证,那我所讲的就不是真理了。但如果我为真理作见证,神也见证那是真理,你们就不可怀疑神,你们必须相信神。

耶稣……这里有人是第一次来吗?今晚这是一小群人。哦,你看看这些第一次来的?麻烦的就在这儿(你瞧?),难就难在这里,你发现,人们几乎不知道做这事的性质是什么。
呐,那是我继续引述这经文的原因。瞧,朋友们,主的灵,主的灵降在他儿子耶稣基督身上,耶稣从未宣称是神的医治者。他宣称的只是他的本质:神的儿子。他说:“若不是我父先显给我看,我就不能做什么。”那是经文吗?《约翰福音》5章,他经过所有那些残疾的、瞎眼的、跛脚的、瘸腿的、残疾的,没有医治他们任何人,走过去,医治了一个也许只是前列腺之类疾病的人。
弟兄,你的神经变得好点了吗?哦,我希望这是你得医治的时候。好的。你来自弗吉尼亚州,是吗?那地区某个地方?好的。那是西弗吉尼亚州。好的,先生。好的。现在只要有信心。主在这里:(嗯)主的天使。
他说,当人们质问他,当他经过那里所有的人,医治了这一个有糖尿病之类疾病的人,他们想要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他们质问耶稣。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将所做的事显给子看,子就做。父做事到如今,子也做事。”对吗?若不是父告诉他、显给他看如何做,他就一件事也不做。他的话是真理。
你们相信这是启示吗?肯定是的:《约翰福音》5章。一些人想要砍掉《马可福音》16章,但《约翰福音》5章又怎么样呢?瞧?好的。现在要有信心相信。
呐,他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对吗?他知道人们心里的意念。当他站在人群中,跟人们说话。当他一次在井边跟一个妇人交谈时,他说:“过来这里,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犹太人求撒玛利亚人那样的事是不合宜的,因为我们没有来往。”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求我给你水喝,我必给你水喝,你就不用来这里打水了。”
嗯,妇人说:“这井又深。”
他们继续进行漫长的对话。不久,耶稣发现了她的问题,他径直告诉她,说:“去叫你丈夫来。”对吗?哦,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灵……如果你判断我对了,我要么是有神的灵,要么是有魔鬼的灵。你不可能同时是两者。没有又黑又白的鸟;没有又醉酒又清醒的人;没有罪人圣徒。你要么对,要么……你要么是基督徒,要么不是基督徒。要么是基督的灵,要么不是基督的灵。苦水和甜水不能从同一个泉源出来。“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我在印第安纳州住了将近四十年。我第三次环球旅行。科学世界和一切都证明了它,我们有了……我想他们这里今晚有照片。你们都有一张,要看主的天使的照片吗?弟兄们这里有。
呐,这不只是某种图片、某种照片;它挂在华盛顿特区:整个世界历史曾被拍到的唯一超自然物。那是科学家说的。乔治·莱西,你们在报纸上看到的;你们有他签名的复印件。
76

这里站着……妇人跟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她;我一生从未见过她。神知道她;我不知道。如果妇人有什么问题,神知道,我不知道。我们是陌生人吗,女士?我们是陌生人。呐,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正在跟新来的人说话;来过的人都明白。)如果他是一样的。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对吗?如果他是一样的,今晚他必在这里做他以肉身在地上时所做的同样的事。对吗?呐,至于说救你,如果他今晚站在这里,他不能救你;他已经救了你。至于说医治你,如果他今晚站在这里,他不能医治你;他已经医治你了。他已经做了一切能做的事。他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来,以讲道的方式显明自己,或以某种神的恩赐把你指向那个。

但现在,如果这妇人跟我是陌生人,我跟她是陌生人,如果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能向我揭示,就像他在井边对妇人做的,那妇人的问题在哪里。对吗?或者像他告诉腓力的,腓力来到他那里,他说:“来了一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
他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呢?什么时候?”我是指拿但业说。
“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我就看见你了。”对吗?
呐,愿主耶稣祝福。我知道他在附近,但我想要你现在全心相信,安定下来,开始看这边。要有信心。
你们在底下没有祷告卡等等的,你们没有上来这里的病人,只要全心相信。瞧。如果我告诉了你们真理,即耶稣在一千九百年前就医治你们了,你们每个人只要有足够的信心相信,你们的医治在基督里完成了。如果那是真理,神必从这里说话,说那是真理。这公平吧,是吗?
呐,我要跟你谈一会儿,女士。你是第一个病人,我只想跟你谈一会儿,让主的灵开始运行。你明白吗?我必须让什么人相信我。你明白吗?如果他不来,我是完全无助的。
但你患病相当严重。痛苦来自妇科器官;是癌症,对吗?你相信主必医治你吗?过来这里一下。
父啊,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我为这妇人的性命祈求,因为知道仇敌已经抓住她,我祈求你从她身上除掉仇敌。作为你卑微的仆人,我祈求你应允。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不要疑惑,去相信吧。
现在要有信心。大家都全心相信。好的。
只要敬畏。好的,女士。我们是陌生人吗?我们互不认识。你只是刚才在底下拿了一张卡片。他们叫到了你的号码,你就上来讲台。我们只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认识了,那是真的吗?只有神知道你的心。我不知道。但你知道有什么在附近。你知道主的灵……
你有件奇怪的事。你想要孩子。对不对?哦,西面坐在殿里,哦,是以利,他说:“哈拿,主祝福你。”哈拿生了一个孩子。你一直不生育。走近一会儿。
天父啊,在这么邪恶的日子,这是一个想要小孩的妇人。愿神祝福她,正如你已经祝福了全国好几百人。使她在这件事上得痊愈,愿她能拥抱她所盼望的这个所爱的孩子。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去得到,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77

呐,前不久的一天,一位女士来到我家。据我所知,她今晚可能在这里。她想要孩子很多年了。我为她祷告了,女士得了最可爱的男婴。多少人知道理查德,阿肯色州琼斯伯罗的理查德·雷德?哦,蒙福的圣经时刻会堂。他是那里的牧师。他妻子(很多年前),很多年不生育。

一天早上我走出房间。她正在接受医生的注射等等,几乎使她失去理智了,对她没有任何益处。一天早上,我走出房间,说:“雷德姐妹?我看见你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你必有孩子。神已经赏赐给你了。”
她正在弹我喜欢的一首老歌,不是基督徒诗歌,而是“在山上的家”。我认为那首歌听起来很宁静。我说:“神会带给你们家庭平安,他会带给你那个男婴。”
五年后,她抱了一个男婴。两三个星期前,我手上抱着这个孩子,走在过道上,正如以前所说的一样。主神应允了。那是几百个中的一个。
78

你可能纳闷为什么我对人说一件事,让时间过去。那是因为你越跟人交谈,就知道人越多的事,因为异象一直出现。但我想要尽量叫更多的人。你可以站着跟人交谈,继续走动,继续走,继续走动、说话。

女士,你……你相信你看到的事吗?你相信它是真理吗?你相信。哦,也许我要跟你谈一下。我们是陌生人吗?我们是陌生人。夫人,我不相信我一生曾见过你。如果我是陌生人,你是陌生人,我们一生以前没有一个人见过对方,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请举手,让人们知道那是真的。
我一生从未见过这位女士,对她一无所知。神知道。呐,如果主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如果我跟这妇人交谈,若是主神圣的旨意,他可以向我揭示。但必须是他的旨意;我无法做到。他甚至可以说出妇人有什么问题,或她生命有关的事,或她做了什么事,什么东西拦阻她。如果她有别的事,神也会把事情告诉她。
79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若是营中有罪,肯定要被叫出来。是的。它不会让未被承认的罪通过。如果你留意,它总是抓住未承认的罪。多少人知道那是真的?每天晚上在会众中留意它。瞧?确实是。它抓住未承认的罪。

但现在,我想跟妇人交谈。我想要你们都敬畏。姐妹,如果我们的主耶稣……我知道他爱你,因为他为你受死。如果我是他的仆人,你是他的仆人,你身上有一件事,如果是疾病,这里有一件事,我们俩都是人。这是要让你的信心仰望一样东西。那是我正在谈论的事。我所说的每个字,神必须赐给我口才,不然我不会站在这里,我就会死掉。对吗?站在这里,圣经放在神圣的桌上即讲坛上,地上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当然是。
80

你从远方来这里。对吗?你坐巴士来,是吗?我看见你坐上巴士,又下巴士。

等一下,它离开了我。哦,是的。是的。你肝里面有东西。对不对?肝癌。那是事实吗?呐,如果是事实,请让人们知道。
呐,你听见说话,但那不是我。那是我的声音。我自己能听见。呐,我们交谈久一点,看他不是……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相信。我相信你也是全心相信的。神祝福你。
81

你心里还有别的痛苦。你关心某个人。对吗?是个男孩。对不对?那男孩不久前做了一个手术,是在脊椎上。手术使他瘫痪了。他唯一能举起的东西就是他的左手。左手上的两个指头。我看见他动那些指头,对吗?他是不是很爱运动,比如钓鱼、打猎之类的?那是不是真的?神祝福你,过来这里。

我们的天父,怜悯这个可怜的妇人,她站在这里没有希望、无助、没有神。神啊,应允她所渴望的祝福。你知道她的一切。我此时不记得了,但你知道万事。我祈求你祝福她,将她心里的愿望赐给她,使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姐妹,用你的信心。是的。你身上有东西一直在动。我看见。你又在我面前渐渐消失。你会好的。神祝福你。你会好的。哦,神祝福你;神祝福你。
82

奇妙的信心!我希望这里每个人都有那样的信心。女士,等一下。你是不是过河来到这里的?你从肯塔基州来,是吗?对吗?我想当我刚才四处看时,我看到那辆巴士过河。神祝福你。

但我想问你另一件事。那男孩跟你在一起吗?他没有跟你在一起。但他过去跟你在一起。对吗?我也看见他跟你在一起。神祝福你。欢喜地上路去吧。哦,巴不得你们能有那样的信心,任何事都能发生。要相信神。
83

先生,你一直在留意我,每个晚上都是。我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但你刚才坐在那里,你在祷告。你祷告神今晚要为你做一件事,或对你说话。那是事实吗?

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但我知道主在说什么。我知道你的问题是什么。我相信,如果你愿意把我当作先知相信我的话,接受我告诉你的是真理,神就必医治你。你相信你能那样做吗?
你有心脏病,是吗,先生?对吗?现在站起来,说:“主耶稣啊,我接受你作我的医治者。”神祝福你,弟兄。现在回家去,得痊愈。神祝福你。好的。
84

我相信我认识你,女士。你是不是从芝加哥来的,曾经有癌症的问题。癌症得了医治。夫人,癌症得了医治。你是那天早上在那地方外面的女士,我从那地方出来。你在那里的朋友的某种病得了医治,在福特维恩举行的那场大聚会上。我想我记得你的面容。

哦,是的。我现在想起你了。对不起。你是……你丈夫是……我在佛罗里达见过你一次。你丈夫有一家意大利面条公司之类的。对吗?是的。好的。瞧,如果你以前参加过聚会,就明白刚才发生的事。那是一件……我知道你是我的朋友。但我想要问……
85

不,不是你自己的问题,是为一个所爱的人,你女儿有心脏病。是不是真的?好像我看见两个孩子出现在那里,对吗?两个孙子,其中一个就要做手术了:鼻子或鼻子里面有毛病。对吗?是的。另一个孩子得了肾病。对吗?你想要为他们得着祝福。让我们现在把脸转向神。

主耶稣啊,我们祈求你帮助这些人,今晚这位母亲站在这里,她看见了你大能的手运行。
我现在按手在她身上,代表我们主的手,祈求她所要求的一切今晚都蒙应允,她心里所求的都以这些方式赐给她。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姐妹。去吧,让我听到……那些孩子在水那边,是不是?是的,在南美。好的。
你信这话吗?要对神有信心。
86

现在感觉不一样,是吗,弟兄?我想如果你……只要一点推动使你能接受。你明白吗?昨晚,你非常努力地试过。你坐在会堂某个地方。昨晚我观察了你。我知道这里另一个人病得很重,前几个晚上在尝试。我相信他们马上就会得医治。我留意到主今晚已经去到他那里两次了。

过来,女士。现在大家要对神有信心。全心相信主,神必使事情成就。
87

你好,姐妹?你相信所有这些事吗?你相信所传的道是真理吗?你相信。你相信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吗?你相信我们向神求什么就得着,因为我们相信我们得着了我们所求的。你愿意跟我一起相信吗?让你的信心……你相信神能告诉我你有什么问题吗?他能。你相信他会吗?

你有一点惧怕。因为你得了癌症。癌症在头上……哦,是在耳朵里,我要说是在耳朵里。你害怕癌症进入耳朵里,对吗?那是在右耳里。我看到那是他们检查的地方,查看那只耳朵。是真的吗?好的,过来这里一会儿。
主耶稣,我祝福这个可怜的妈妈。主啊,毫无疑问,我现在在这里握住的这只可怜、无力的手做过很多日子的清洗工作,在摇孩子的时候擦过哭泣孩子的眼泪。
她是位母亲,但是神啊,现在需要某个人、一只有钉痕的手在这里擦掉惧怕和眼泪。主啊,请应允。愿她回家,所有的惧怕都离开,愿她痊愈,再活很多快乐的日子。我为这个目的祝福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现在去吧,欢喜快乐。神祝福你。就是要这样做。好的。
88

可怜的老妈妈。你若能信,凡事都可能。

先生,你我是陌生人吗?我们是陌生人。我对你一无所知,只知道你站在我面前。我在告诉你,耶稣一千九百年前为你而死,救你脱离罪恶,医治你的疾病。你相信那是真理吗?哦,如果我讲的是真理,神必印证真理。
我说主今天对病人的态度就像他行走在加利利海上的时候一样。他不能医治;他只能照父所说的去做。对吗?但如果神向我揭示你的病,那会帮助你的信心相信吗?
89

哦,你是个紧张型的人,紧张引起了肾病,晚上起床。另外,你首要的一个问题,哦,是的,你是个关节炎患者。我看到你想要从床上起来。你因关节炎僵硬(对吗?),你相信神现在要从你身上除掉它吗?

全能的神,愿这魔鬼被斥责,奉耶稣基督的名。愿魔鬼从这人身上出去;愿他现在去,得痊愈,奉耶稣的名,阿们!
现在举手赞美主,说:“主啊,感谢你。”欢喜地走下讲台,在这里上下抬起脚来。
这人有严重的关节炎。我能在异象中看到他几乎走不了路。有谁认识他吗?让我们看看,他们知道那是不是事实。请举手。是的。底下有人。这人得医治了。让我们说:“感谢归给神。”神能为我们做万事。好的。
90

你相信吗,年轻人?如果神揭示问题是什么,你会相信吗?你想要癌症好起来吗?你想要你的癌症好起来吗?你要吗?你愿意接受耶稣作你的医治者吗?

主神啊,祝福这人,愿癌症的鬼此时离开他。奉耶稣基督的名,愿鬼出去。神祝福你。弟兄,欢喜快乐地去吧。神必应允。好的。
你相信吗,女士?你相信你所听见的事是真理吗?
呐,坐在那边某个地方的人,身上也有跟这个女士同样的问题。主的天使扫过那里。坐在那里的女士有高血压。姐妹,你得医治了。你有糖尿病,你得医治了。你们俩都可以欢喜地上路。有一血泉给你们姐妹们。神祝福你们。主与你同在,姐妹。
91

好的。过来,女士。你全心相信吗?等一下。走到这边来,女士。就一会儿。主耶稣能丰丰富富、充充足足地行事(你相信吗?),超过我们所能做所能想的。你相信吗?胃病。是的,是吗,女士?好的。你也有胃病。好的,你们俩现在都得了医治。你可以欢喜地上路,痊愈了。

就是要这样相信神。要对神有信心。现在要有信心,不要疑惑。
过来,女士。你想要心脏病好起来吗?相信神会使你痊愈吗?主耶稣啊,祝福她可怜的魂,主啊,赐给她大的信心。愿这心脏病离开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姐妹。神祝福你。
92

你相信吗,女士?哦,是的。当恩膏在这里……我在什么地方跟你谈过话。我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哦,是今天下午。我在公路上见到你。对吗?好的,我很高兴你来这里。现在,你上路去吧,欢喜、快乐,全心相信神,你必痊愈。

主耶稣啊,我求你祝福她,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要对神有信心。就一会儿。全心相信神。我希望你明白,当我……这里每个人都是个灵。你们明白。你们每个坐在那里的人,一堵坚固的信心墙,相信。它正在运行,先在一个地方,然后在另一个地方。你看到吗?我不能说出它在哪里临到我。
当异象开始出现时,它在我面前突然出现,然后我必须观看,看我能不能看见这人。刚才有异象临到。我说不出来。就在这里有……好像是一个男人。
93

是的,但我无法指认这人在哪里。我相信这人坐在这里祷告,我相信是他的某个亲人得了背病,背上有毛病,有胃病。我相信是一位弟兄。对吗,先生?就在那里。我看见一个男人。我不能……他坐在那里某个地方。

有胃病和背病,是一个男人;他是个年轻一点的人。我看见另一个人站在他旁边,看上去很像他,但他消失了。他站在那里。就在栅栏顶上。太多的拉动和带动。我无法找出这人呆的地方。
只要继续祷告。也许我能找出来。就在那里某个地方。我看见一个男人像这样站着,离我而去。我在这里搜寻,看不到任何像他的人。我看见一个男人在那里祷告,我想也许是他的某个家人。
94

好的,要敬畏。要对神有信心。好的,带女士过来。坐在那后面的,你想要那鼻窦的病好起来吗?坐在底下这排末端的,你想要吗?只要相信,对神有信心。神必应允你。好的。

你好,女士?我想要跟你谈一会儿,挑出你的生命。瞧,那边有太多的拉动,有时候难以弄清。你得了某种病,是吗?你动过手术,是吗?是的。导致你有某种阵发性的虚弱。你虚弱,是不是真的?对吗?是癌症手术。那是真的,是吗?
你是不是关心一位亲人?是丈夫,是吗?是的。他有某种直肠病,痔疮,癌症。是不是真的?哦,回家去。神祝福你。我相信你们俩都会痊愈。
主啊,我祈求你祝福她。愿她和她丈夫快乐长寿,一起生活。主啊,请应允,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神祝福你,女士。欢喜地去吧。
95

你们相信神吗?现在要对神有信心。如果你全心相信,神必使事情成就。你相信吗?好的。

坐在那里的那女士有鼻窦的病,她的胸部有问题,胸部受伤了。但如果你相信,你就能痊愈。你相信吗?神祝福你。你可以站起来,接受你的医治。
坐在她后面的,你也有鼻窦的病,这个男人,对吗?是不是真的?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也病了。她做过某种外科手术。我看见病床让她……在腿上动手术。不,是静脉曲张。对吗?现在你正接受某种针灸治疗。是不是真的?站起来,耶稣基督使你痊愈。阿们!
96

你们剩下的人此时想要相信吗?你们想要吗?你们现在相信吗?耶稣基督是旌旗。好的。等一下。互相按手。照我要求你们的去做,好吗?你们相信神在这里讲了真理吗?你们全心相信吗?请说:“阿们!”

如果你们相信,相信这些话,我作为他的先知这样说: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你们在会堂各处的每个人。你们每个人都在一千九百年前就得医治了。你们能接受吗?如果能,就站起来,说:“亲爱的神,感谢你。”
父啊,我祈求你医治每个人,邪灵离开,医治手帕所放的每个人,奉耶稣的名。(好的,弟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