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609A 鬼魔学-宗教方面

1

谢谢你。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唱这首短歌。今天,我以基督徒最温馨的团契和基督的爱问候你们。有多少人会唱这首短歌“他顾念你”?你们会吗?好。让我们试试唱这首歌,你会弹这首歌吗,姐妹?你会?好的。

他顾念你,他顾念你;
无论阳光普照,还是阴雨霾霾,他顾念你。
哦,很好。让我们再试唱一下。
他顾念你,他顾念你;
无论阳光普照,还是阴雨霾霾,他顾念你。
2

我们的天父,我们感谢你,因为你确实顾念我们,向我们彰显你的爱,以致赐下你的爱子,无罪的神的儿子,来取代犯罪之罪人的地位。我们多么感谢你顾念我们,思念我们,赐下爱子给我们。主啊,我们多么感激你。今天下午,我们很高兴能聚集在这露天场地,祈求你的祝福临到这个聚会。主啊,求你应允。让这里的男女老少现在可以更深入地学习圣经。我们正面对一个被撒但控制的世界。所以我们祈求,父啊,当我们讲解魔鬼的权势和他对人的作为时,你必赐给我们大的信心,愿许多伟大的神迹异能得以成就。我们这样祈求,是奉基督的名并为神的荣耀,阿们!

3

今天下午,我们要快点进入主题。我猜想,早了十五分钟。还是继续讲“鬼魔学”。

比勒弟兄刚从我朋友们那里得到消息,说七月中旬我要起程去非洲。这个已经定了,我们也定好了日期。巴克斯特弟兄到时没办法去。所以,我就得自己一人去非洲了。去那儿……也许……现在,你们得为我祷告了,求主帮助我,因为现在我真的需要了。我估计至少有二十万人参加聚会。
4

我这里记下了一个异象。我要你们大家从中得到益处。异象发生在十二月。那天早上,我在房间里,主的天使进来。你知道,当我去那里时,因为没有顺服神,我染上了阿米巴痢疾。有人知道阿米巴痢疾是什么吗?是一种寄生虫,几乎要了你的命。因为我做了神不让我做的事。你们多少人听过这件事?我猜想,这里有些人听过了。我知道,这教堂附近的信徒听过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神告诉我去一个地方,不要去这个地方,然后回来,到另一个地方去。但我却让传道人们把我说服了。

瞧,那些传道人都很好,他们是我的弟兄。但你只要留意神告诉你的。是的。看,你只有一个使命。
5

多少人还记得,圣经里那两个先知的事?有一次,主告诉其中的一个,说:“你到某地方去,但不要从原路回来,要从另一条路回来。”等等。还说:“你在那里不可吃饭喝水。”

另一个真正的先知来见他,说:“主遇见你之后,又遇见我,叫你来我家。”于是那个先知听从了这个真先知所说的,因此丧掉了性命。看到吗?你必须做神告诉你去做的事,而不管其他人说什么。
6

在我见到的异象中,我被叫醒,那是9月……哦,是12月13日。当时我正坐在床边,我不知道我的将来会怎么样。当我回到这里时,他们准备把我送进传染病院;寄生虫已经差不多侵蚀了我整个人。我一踏上美国的土地,他们就给我进行体检。靠着神的恩典,他们放我回家了,因为已经扩散了。

我祷告,找到那些传道人,我说:“主告诉我,不要走那条路。”
他们说:“哦,除了你,神也对别人说话啊。”
我说:“有一次,可拉也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就去取了一些叶子,放在他们的脚上,我说:“记住,我奉主的名说,要是我们去那里的话,肯定会失败,并且我们都要为此付出代价的。”我们真的付出了代价!哦!真的。我们差点全死了。因此,就回来……
7

在那些异邦的国家,有很多东西需要你去对付的。比如,小跳蚤要是咬了你,你就会得斑疹热。那小东西咬你的时候,你若觉得痒,你不能挠。你如果看到那是一只小黑虫,不要把它摘掉。它有个小头,直接扎进皮肤里,然后它的身体绕过来贴在你身上。如果你去抓它,头就会断在你皮肤里;它有一种病毒,会导致人瘫痪。所以,你不要挠,也不要把它摘掉。只要拿一点油脂,这种虫子通过背部呼吸,你把油脂滴在它身上,它就掉了。

还有一种小蚊子,它一点声都没有;它飞过来,只要碰你一下就行了;你就得了疟疾。
8

还有一种毒蛇,他们叫树眼镜蛇。如果它咬到你,过不了两分钟,你就要死。

有一种黄眼镜蛇;被它咬到后,你最多只能再活十五分钟。曾经有一只这种蛇很挨近我的儿子,当时,他的手差点按在它头上,它竖起来要咬他的手,我们就立即把它击毙了。
还有黑眼镜蛇。哦,什么东西都有!当然,还有野兽的威胁,狮子、老虎……哦,是豹子等等这些热带丛林的动物,都是你要面对的。还有各种疾病。在那里什么病都有。
你去那里的时候,要面对所有这些东西。除此之外,还有巫医从四面八方来向你挑战。看到吗?所有那些迷信邪术等等。但当看见我们的主击退这些从四面八方来的东西,然后继续往前,这是多么奇妙啊!
我深深地记得,那天我站在那里,所发生的事。等什么时候我在别的聚会里再告诉你们。因为今天下午,我想接着讲“鬼魔学”的主题。
9

吶,我坐在那里,正在思考这事:结局是什么呢?从海外回来,我知道,我们在那里时,大约有十万人悔改信主。博斯沃斯老弟兄来找我。我说:“你好吗,博斯沃斯弟兄?”

他说:“伯兰罕弟兄,我真为你感到自豪!你的生命真是刚刚开始。”
我说:“哎,我想,一切都过去了。我已经过了四十岁了。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当跑的路已经跑尽了。”
他说:“过了四十?我四十岁时还没悔改呢。我现在还干得正起劲儿呢。”他已经快八十岁了。
我想,“是啊,也许他说的是对的。”
他说:“你现在是一个全新的伯兰罕了,你才知道该怎么更好地控制聚会等等的事情。如果你能在美国击中要害,把聚会安排得妥当,在某个地方举行六周或八周的聚会,安排好,登广告。那么,你就能为我们的主作些事了。”我们就这样一直谈下去,真是非常的美好。
10

过后不久,我在美国看到了一个异象。异象临到我,把我带回到了非洲,让我看到在德班举行的那同一个聚会的场面。第一次的聚会逐渐淡化,成为历史,并朝着西部而去。第二次聚会出现,当出现时,比头一次聚会还要盛大。突然我听到一声大喊,有位天使从天而来,带着一个大光。

那位站在我们这里的主的天使(他总是站在我的右边,在这边),他站在那里,光在旋转,我看到他站在我身边。他不是……当你看见他时,那就不是异象了。这跟你现在看着我一样的真实,你可以听到他走过来对你说话。这就像其它的东西一样真实。这不是异象,那天使站在那里,就像你站在这里一样。他的声音也像你我的声音一样。但异象是某件事在你面前展开,你就看见了。但这个人却是走上来,站在那里。
11

这位天使下来告诉我要发生什么事。他这么说了。这位天使下来,告诉我转身,朝这方向看。现在,这方向是朝着印度。我不是说就在印度,但很接近。不过那些人都是印度人,因为非洲人更魁梧、更粗壮肥胖。有些人将近七英尺高,哦,体重有二百八或三百磅,很魁梧,就是那些祖鲁族的人,还有上该人、巴苏陀人,哦,那里有许多不同的部族。那天,我就对着坐在那里的十五个不同部落的人讲道。

12

每当我说一句话,例如“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等所有的翻译翻完了,我都可以去喝口水了。一个会说……各种的声音……过去,我听到五旬节派信徒说方言,可能这人发出一种声音,那人发出另一种声音,我就想;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但我相信,圣经是对的。我知道它是对的。因为经上说,“没有一个声音是没有意思的。”是的。他们有的可能这样说:“吧喇,吧喇,吧喇,”它的意思是“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另一个可能说:“嗑噜,嗑噜,嗑噜,”在他的语言里意思也是“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所以,无论是什么声音,它肯定在某处有什么意思。是的。不管是什么声音,当声音发出来的时候,它一定对某地的某些人有某种意思。

13

当天使下来时,我注意到,在我左边,我看见那里有密密麻麻的人。他们是些男人,看上去象是有一块被单裹着身子,像这样裹着,然后系紧,就像裹住小婴儿的毛巾一样。就是这样。我一眼望去,除了人什么也没看到。这时,那位天使打开一盏可以转动的大灯,那灯开始这样前后转动。我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人!

然后,另一位天使走到离我很近的地方说:“有三十万人将参加那场聚会。”我就把它记在这里。你们也把它记在什么纸上,这就象我告诉你们在芬兰那个小男孩将复活的事。在这个聚会中,你们把它记在圣经的扉页上或别的地方,会有一次聚会。以后,借着某种渠道你们就会听到,将有三十万人参加那次聚会。吶,你到时就知道这对不对了。它将比另一次聚会多三倍的人。看到吗?三十万人将参加那个聚会!所以,我太高兴能去那里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我想为我们的主赢得更多的灵魂。
在那里,曾有一次,我看见三万个彻头彻尾的异教徒在一次祭坛呼召中,归向了耶稣基督。三万个彻头彻尾的异教徒。
14

好,让我们快一些进入主题。昨天,我们讲解了鬼魔的伎俩。今天,神在感动我的时候,我一直在思想。你不知道,将那个信息讲出来有多释放!瞧,我不是一个教师。离解经家就差的更远了。我受的教育有限,只上到七年级,我离开学校很久了,已经有25年了。我没受过很多教育,但我所知道的东西都来自灵感。

但如果那个灵感与圣经不符合,那就是错的。明白吗?必须与圣经一致。不管是什么灵感,都必须来自……这是神的根基。除此以外,再也没有立别的根基。圣经就是这根基。如果我说的与圣经相违背,你就当我的话是谎言,因为圣经才是真理。明白吗?即使天使告诉你任何与圣经不同的东西,保罗说那天使都该被咒诅。甚至是光明的天使……吶,有很多大的事情,我只能……我选择了两天的时间,来把这个主题分享给人们,用了昨天和今天两堂下午的聚会。
15

我这样做的原因,是想自己试验一下,看看神是否帮助我。我心里有个愿望,就是在这个重大的信息传讲之后,神能亲自证实我所说的是真理,是在他的道里。首先,是藉着他的道,然后,是藉着神迹奇事来证实。我对神有义务,把福音的真理带给教会。是的。教会分裂成了如此之多的、不同的组织和派别,这是不对的。我们若重生了,就都是神的儿女。明白吗?事实上,神要我们知道:我们都是他的儿女。

16

你们记得,所罗门建圣殿的材料是从全世界各地切割后运来的。一块石头凿成这样,一块石头凿成那样。一块这样雕,一块那样雕。但当它们都放在一起时,没有听到一点锯和锤子的声音;每一个都去到各自的位置上。神是这一切的指导者。

神有一个教会,称为神召会,又有一个教会,称为神的教会,一个叫这个名字,一个那个名字。但当他们合在一起时,他们必定是一个充满兄弟之爱的大团体。然后神把那教会召聚在一起,将她提到空中。
17

每一幅名画,在它挂在艺术的殿堂之前,都要先通过批评家的殿堂。对不起,我叫不出他的名字来,就是那位画《最后的晚餐》的画家,他耗尽一生画了那幅画。我相信,他画耶稣与犹大,花了大约二十年或十年的时间。你知道吗?在那幅名画中,那个担任基督模特的同一个人在十年后又担任了犹大的模特。是的。他本来是一位伟大的歌剧演唱家,后来经过十年的罪恶生活,落到了犹大的地步。你用不着十年,只要十分钟,同样的事也会临到你。在罪恶中,很快就会改变你的角色。但不管怎么说,那幅画经过了所有的批评家。

18

我也是这么看待神的教会,那群被称为……吶,我这么说不是要贬低什么。我到过世界上许多国家,马上又要作第三次环球旅行。人们说:“圣滚轮,圣滚轮。”我寻遍世界,也从来没有发现过一个圣滚轮。这叫法是魔鬼加在人们头上的,就是这样。没有圣滚轮这种东西。我对现有的668种不同教会作了统计,就是世上有组织的教会,没有一个是名叫“圣滚轮”的。这统计是从政府来的。据我所知,没有一个叫做“圣滚轮”的教会。这是魔鬼叫出来的。

但在这一切当中,神画了一幅画。曾经有一个时候,这些外面的小教会,你们有些人……
19

我注意到这些头发灰白的人。昨天,我在房里查考时,有个传道人过来,对我儿子说:“我想与你的父亲握握手。”当然了,我儿子就和巴克斯特弟兄站起来,脱口而出地说:“不行。”我不喜欢那样。当然,我不能同时服侍人,又服侍神。我喜欢与我的弟兄握手。我喜欢那样做。这样做非常有意义,我愿意跟传道人握手,不仅是传道人,而是任何神的儿女,我愿意那么做。

过后不久,我妻子告诉我,我才知道有这种事。瞧,如果他能对那传道人说:“请等一下,他在后面祷告,我去看看他怎么说。”要是这样就好了。所以在这件事上,我给了我儿子一点纠正,让他不要再那样做。
20

没错。有位弟兄刚才对我说:“你不能总是这样。”因为你要是这样,那到了晚上我就会垮掉了。明白吗?人们跟你交谈,每个人可能都有些疾病,人们谈论这些事的时候,主的天使很快就在那里说出来。

这里有个人正看着我,她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因为就在几分钟……哦,大概一个半小时前,一位女士坐在这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结果主的天使那天晚上向她说话,告诉她某件事,她并不明白。但今天,事情发生了。所以现在,她知道天使对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当时,我正站在那里同她说话,主的天使直接说出了她过去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以及她所想的,就是她的一位亲人的事。还有神是怎么说的,并说神已经确认了,以及后来要发生什么事。现在,事情确实照神所说的发生了。瞧,神已经这样说了。
21

吶,还有几次……每次异象都会使我虚弱一些。瞧,首先你知道,等你晚上来教会的时候,差不多已经要累垮了,到了一个地步甚至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所以,请你们现在为我祷告,好吗?因为我是一个聚会连着一个聚会,没有什么间歇。如果只有这次聚会,然后就回家休息几个月,拿起钓鱼竿出外去钓鱼,那情况当然就不同了。但我必须从一个聚会到另一个聚会,一个接着一个。原因就是这个。

22

所以,请你们在这里的会众为我祷告。他们跟我说昨天晚上我跟一个人说话的时候,这个人没有回应呼召。吶,这是比较危险的事。明白吗?他们说了之后……吶,有时光没有闪烁,在这之间有黑点。

当主的天使站在那里时,我注意到他,能感觉出来。然后,我觉得他从我这里移开了,我就注视着。他离开我,去到某处,在那里停留一下,我能看到他。他会闪一下,就有一个异象临到。这时,我就看见那异象。我会留意在闪光附近那人的长相。我一找到那人,就说话。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这样临到的。你不用对任何人说这点,但事情就是这么发生的。你明白吗?这都是在属灵的领域。
23

如果那人没有回应,这就像人们读了圣经后说:“这什么都不是”,然后走开了。瞧,这就比较糟糕了。所以,要警醒,要留心听,要留心观察。当神说话时,要回应他。明白吗?随时作好回应的准备。

所以今早,我妻子、比勒弟兄,还有他们很多人都告诉了我这件事,说叫到一个人,是关于他在某处的兄弟有什么问题等等,但这人没有回应那呼召,所以,就得不到帮助了。那是神与那人之间的事了。过后,那异象离开我,再也找不到了,因为他没有回应。所以,要留意,也要警醒。
24

现在,我要讲关于鬼魔学这个主题。瞧,有些人,你一说“魔鬼”,他们就认为你是狂热分子之类的东西。但魔鬼就跟天使一样真实,他们都一样真实。

魔鬼是个真实的魔鬼,他是魔鬼,就如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一样。天堂也一样的真实。要是没有阴间,也就没有天堂了。要是没有永恒的刑罚,也就没有永恒的祝福了。没有白昼,也就没有黑夜了。是吗?但是,既然有白昼,那就有黑夜。既然有基督徒,那就有假冒为善的人。既然有真正从神而来的人,那就有模仿冒充那个的人。看到吗?绝对是正与反,黑与白,贯穿于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到处都有真与假。有一个虚假的福音,就有一个真实的福音。有一个真实的洗礼,就有一个虚假的洗礼。有假信,就有真信。有真美钞,就有假美钞。有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就有一个地道的假冒为善者,那只是模仿。所以你发现,它们总是并行的。吶,我们无法把它们分开;因为神是那位降雨的。
25

愿神让我在这点上多讲一些。这里有多少传道人?请举起手。到处都有,每个传道人,请举起手。那么,神祝福你,弟兄。瞧,你们现在不要把这当作教义,但在我们谈及这重要主题时,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这里有多少五旬节派信徒?请举起手。到处都有。你们都是五旬节派信徒?好的。我要告诉你们,当我第一次进入你们的圈子时,我所体会到的。

那时,我到了印第安那州北部一个叫密莎瓦卡的地方。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一批五旬节派信徒,叫作耶稣基督五旬节联盟,我相信是叫这名,或类似的名,他们是一群非常不错的人。现在他们组织在一起,叫作联合五旬节派。他们因为水洗的问题,与其余的组织分裂了。这并没有使他们成为假冒为善的人。在他们的圈子里,有许多真正由圣灵重生的基督徒。神因着他们奉耶稣的名受洗而赐给他们圣灵,也赐给另一群奉父子圣灵的名受洗的人以圣灵。神赐圣灵给那些顺从他的人,那么谁得到圣灵呢?谁顺从他呢?看到吗?
26

你要是能忘掉……那些想要一意孤行的人,就随他们去吧。你要继续往前,大家都是弟兄。就是这样。导致我们分裂的……人们分开了,拆毁,破坏了弟兄之爱,自立门户,分门别类。不,先生。我们不是分开的;我们是一体的。是的。

27

当我站在那里时,我观察着那些人。那时我刚从一个普通的老式小南方浸信会出来,我看到那些人。我走进那里,他们正在拍手,大声唱着,“他们中的一员,他们中的一员,很高兴我能说我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想,“天哪!”第一件令我好奇的事是我看见有人在那里拼命地跳舞。我想,“这是什么教会规矩啊?我从没听过这样的事!”我继续看着他们,心里纳闷,“哇,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28

你们听我讲过我的生平故事,我曾提到过那次聚会。但这件事我从未讲过,从未公开讲过。所以,如果你想在录音带上将这段抹掉,就可以抹掉。好的。我注视着他们,心想,“他们是我一生中所见过的最快乐的人,他们不以自己的信仰为耻。”你知道,我们浸信会的有时会感到羞耻。他们去祷告时会躲在风扇后面。但这些人却不,好家伙,他们里里外外全满了信仰。

29

哦,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走到台上,因为他们说:“所有传道人都到台上来。”那是一次大会。他们不得不在北部举办,是因为有色人种的问题,就是南方的吉姆克劳法案。所以,他们从各处云集到那里。我正坐在台上,从早到晚,听了所有传道人的讲道。有个老传道,是个老黑人。他走出来,头顶边上还留着一圈头发,穿着一件旧时传道人穿的长燕尾服,你知道,有丝绒的领子,可那时天气很热。那位可怜的老传道这样走出来,他说:“我亲爱的孩子们,我要告诉你们,”然后就开始作见证。我可能是台上最年轻的。他说:“我跟你说……”他从《约伯记》中取了一个主题:“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告诉我它们安置在哪里?”

30

所有别的传道人都像平常一样传讲基督。我听他们的传讲,我很喜欢,但这个老人家却不同。他回到了大约一万年前,世界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他直上到天堂,又穿越高空直下到地上,讲论正在发生的事。那些人传讲在白天发生的事情,他却在传讲天上发生的事。他把基督带回到彩虹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在永恒里的时候。他讲了不到五分钟,老人家就好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样,跳到空中,两脚跟合在一块,大叫着,“啊哈!”他讲道的地方跟我这里差不多大。他却说:“你们不够地方给我讲道。”说完就走了。

我想,“这能让一个将近八十岁的老人这样,对我又会怎么样呢?”我也想要这个,这才是我想要的。
31

但引起我注意的是这个……瞧,我们正在谈论有关鬼魔的事。引起我注意的是,我观察了两个人,一个坐这边,一个坐那边。当圣灵降下时,他们都站起来说方言,喊叫,嘴角流着白沫。我想,“哦,我要是能这样就好了。”看,太奇妙了!哦,我真是喜爱这个。后来,我去到玉米地里。我对你们讲过我的生平故事,在书中可以读到。我睡了一整夜觉,次日早晨我又回去。因为我想,我要检验一下。我做这些事,有一个方法。除了神知我知以外,没有人知道。所以,我就讲了一个比喻,要接触一个人的灵。在这台上,你们都看见过了。是吗?于是,我走到其中一个面前跟他说话。我看见了他们。他们俩坐在一起,举起手,又跳又喊。我想,“哦!这听来很真实!”

我就握住其中一个人的手;我说:“先生,你好!”
他也说:“你好!”非常友好的人,是个绅士般的人。我说:“你是牧师吗?”
他说:“不是,先生。我只是一个普通信徒。”
所以,我就与他交谈了一会儿,这样,我就可以接触到他的灵。明白吗?他并不知道这事,没人知道。对此我从没说过。几年后我才提到此事。最后,我终于发现,他实在是个真正的基督徒;他绝对是神的圣徒。我想,“弟兄,那很好。”
32

但奇怪的是,当我与另一个握手时,却完全相反。他甚至与一个不是他妻子的女人同居。是的。我在异象中,看到这事靠近我。我想,“哦,天哪,怎么会这样?吶,在这群人中的灵是错的,肯定是的。”

那天晚上,我去聚会时,神的祝福降下来,我就向神祷告。圣灵,主的天使作见证说那是圣灵。降在这人身上的圣灵也降在那人身上。当圣灵降下时,他们两个都起来,他们都大声说话,呼喊,赞美神,说方言,跳舞。我说:“主啊,我无法明白,我看不到圣经中哪里有说这是对的。也许我被欺骗了。”
吶,我绝对是要以圣经为根基的。必须得是这个。明白吗?我说:“主啊,你晓得我的情况,我必须在你的话语中看见这点。我弄不明白,为什么圣灵降在这人身上,也降在那人身上;一个是圣徒,另一个是假冒为善的。我知道真是这样。”我知道这点,我可以把那人叫出去,证明给他看,或当场揭穿他,把一切都给他说出来。
33

就像昨晚,我说到坐在这里的那个人,如果说有骗子的话,那他绝对是个地地道道的骗子。我应该把他叫出来,但那样的话他就会站起来争论了。所以,为了聚会,我就由他去了。我认识他,是的,先生。有天晚上,有一两个人坐在后面,他们属于本城这里的某教会,非常爱挑剔的人。我见过他们。但如果你去做,就会引来麻烦。我做过几次了。我不去管他们了。明白吗?就让他们那样,神是知道的,他是审判官。但他们要是来挑战我一次,你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明白吗?让他来。就像对魔鬼一样,不是我叫出魔鬼,而是魔鬼来挑战我。这时神就出来动工了,明白吗?是的。你们都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是的。但我只是让这事过去了。这增加了聚会的难处,因为那灵一直要进攻我。明白吗?所以,我就一直讲下去。

34

瞧,这两个人,我无法明白这事。两三年后,当我在北部印第安那州的格林米尔时,即那个童子军专用地;我回到我祷告过的一个旧山洞。回到那里,我说:“主啊,我不明白这群人是怎么回事。他们是我一生中遇到过的最好的人。我不明白;那怎么会是错误的灵呢?你知道我心里是正直的。你知道我多么爱你,多么想侍奉你。与我同在的同一个圣灵也在那些人身上。在那人身上的与在这里的是一样的。”我不明白。

35

主因着他的怜悯,降下来启示给了我。这件事是这样的。首先这必须符合经文。圣灵说:“拿起你的圣经。”我就拿起我的圣经。我猜想,我拿着圣经约有十分钟,没有任何话语临到我。我等了一会儿。就听到他又说:“翻开希伯来书六章,开始读。”我就翻开。我往下读,读到这里,“雨水屡次降到地上,滋润、预备,合乎使用,若长荆棘和蒺藜,那就近于被弃绝,结局就是焚烧。”读到这里,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想,“这就是了,感谢归于神!就是这个。”明白吗?
36

耶稣说:“撒种的出去撒种,”对吗?你们这里都是基督徒。刚才,你们每个人都举手了:五旬节派信徒,重生的基督徒。好的。耶稣说:“撒种的出去撒种,当他睡觉的时候(他的死亡等等),他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田里。”什么是稗子?就是杂草、荆棘之类的东西。“当农夫(也就是传道人)看到这些稗子长出来,就说’我去把它们都薅出来。’他说:’不,不。那样的话你会把麦子也都薅出来的。由着他们一起生长。”

37

这里有一块麦田,里面有爬山虎,有荨麻球,臭杂草,里面什么都有。是这样吗?但在里面也有麦子。吶,雨水常落在地上浇灌它。雨水是干什么用的?不是要浇灌荨麻球的,不是要浇灌爬山虎的。雨水是为麦子而落下的,但是,荨麻球和杂草也很干渴,与麦子一样。同样的雨降在麦子上,也降在杂草上。小杂草会那样站直起来,又高兴又欢喜,就像小麦子也挺直起来一样。“但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就是这样。看到吗?

瞧,圣灵同样也能祝福一个假冒为善的人。这使你们一些阿米尼亚派信徒感到吃惊,但这是真理。的确是真理。你们称之为圣洁,我也相信圣洁。但同一位圣灵,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然而,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
38

如果我望着外面,走过去拔麦子。我得到麦子,但杂草也粘在一块。它们靠着降在麦子上的同一个雨水而存活。雨不是为杂草而降的,是为麦子而降的。雨降在田里,杂草也在麦田里,它从雨水中所得的好处与麦子得到的一样多。同样的雨使麦子存活,也使杂草存活。正如我们所教导的,自然之事是属灵之事的预表。这就是了,鬼魔学,鬼魔模仿基督教,但也能得着祝福。这不是脱脂牛奶,弟兄,只要你能领受。明白吗?这是真理。

39

所以,我今天得救不是因为我能喊叫。我得救不是因为我觉得好像得救了。我得救,是因为我满足了神圣经里的条件。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我相信这个。是的。在这些条件上我得救了,因为神这样说了。

若有人告诉我,他得救是因某人说:“一阵猛烈的大风吹在我脸上。”那很好。不过,我要知道吹在我脸上的猛烈大风是从哪来的。看到吗?那股猛烈的大风吹过你之后,你会过什么样的生活?瞧?是的,凭着你的果子,你就被认出来。所以,鬼魔能在基督徒当中做工,你相信吗?看看保罗,保罗说……
40

吶,后雨派就是在这里……如果这里有这个教派的人,我若说话得罪了你,请你原谅。我不想说话得罪你,就像我不想得罪神召会,浸信会或任何宗派的人一样。真理就是真理。你们走偏的地方就在这:你们把那些不是先知的人或事说成是先知。先知不是按手后差遣出去的,先知是与生俱来的。明白吗?圣经里有一个说预言的恩赐。就是在这里,你们把说预言的恩赐和先知这两个搞混了。

“神既在过去不同的时间,以各种方式,借着众先知向父辈说话,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向我们说话。”基督的身体有九个属灵恩赐在其中运行。今晚,说预言的恩赐可能临到这位妇女身上,但以后就再也不临到了。它明晚可能临到那位妇女身上,可能下次临到这位男人身上,再下次可能临到后面那个人身上。但这并不会使她或任何人成为先知。那是你里面的说预言的恩赐。
41

在那预言可以给教会之前,必须由两三个属灵的审断官作出审断。是这样吗?保罗说:“你们都可以一个一个地说预言。”若这个人得了启示,那个人就当闭口不言。可是,照今天的教导,就会出现一大帮先知。不。五旬节派教会,我们在这一切事上搞乱了。这是为什么神不能进来,直到我们照着圣经把事情纠正过来才行。正是这样。你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若没有看蓝图,你怎能盖房子呢?明白吗?你必须正确地开始。

42

吶,一位先知……你从未见过有人能在以赛亚、摩西面前站立得住。有一天,有个人,可拉,想站在摩西面前与他争辩,神说:“你们离开他们,我要把地裂开。”

先知是与生俱来的。神的恩赐和选召是与悔改无关的。那是神的预定,从婴儿就开始了。随后先知所做的每件事是完全对的,他所说的句句是真理,得到证实,如实发生。因为神的道临到先知。但是,说预言的恩赐是在教会里的。
43

你可能会说:“先知是旧约里的。”不!新约里也有先知。

亚迦布就是新约里的一位先知。你看,预言的灵降下来,告诉保罗关于……亚迦布从耶路撒冷来,找到保罗,用腰带捆住他,转过身来说:“主如此说:这腰带的主人去到耶路撒冷的时候,要被锁链捆绑。”亚迦布站起来,预言了要发生的事。他是一位先知,不是一个拥有说预言恩赐的人。
我的五旬节派朋友,关于医治的恩赐等那些恩赐,你们把它们搞混了。这些恩赐在教会里,属于教会的任何人,就是那些受洗归入基督身体的人。圣经说,“我们都借着一位圣灵受洗归入……”
“哦,我得到医治的恩赐了。”
圣经说:“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每个人都彼此代祷。我们不是一群分门别类的人,我们是一个集体,合一的群体。明白吗?吶,有时魔鬼就是用这种方式做工的。
44

注意看保罗是怎么说的:“若有说方言的,另一个翻方言,凡他所说的,先要审查,然后教会才能接受。”

吶,这不能只是重复圣经或这类的东西,因为神不会重复自己。这必须是给教会的一个警告。倘若好的审断官说:“我们可以接受。是的,那是从主来的。”第二个也说:“我们可以接受。”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那么,教会要接受它,并为之作好准备。如果所说的没有成就,那么,就有一个邪灵在你们当中了,正是这样。如果所说的成就了,就感谢神,是神的灵在你们当中了。明白吗?瞧,在这里,你们要留意和谨慎。
所以,不要勉强。我有蓝眼睛,我就不能使自己有棕色的眼睛,对吗?我必须满足于我的蓝眼睛。瞧,魔鬼就是这样在属灵人的圈子里做工的。
45

现在,我们讲到一些深刻的东西了,我希望不会太深。我要读一些经文,是在撒母耳记上二十八章。我要你们仔细听。我要让你看到鬼魔是如何在教会里做工的,以及撒但对每件真实的事是如何伪造的。根据圣经,你们会看到,鬼魔进到基督徒当中,然后模仿。

许多时候,我们宣称那些人是基督徒,因为他们说:“我信耶稣基督。”哦,魔鬼也信,而且战惊!那不是你得救的迹象。
我要找一个晚上传讲“拣选”这个题目,那么,你就会明白救恩是什么意思了。是的。从开始到结束,这都不关你的事,你也帮不上什么忙。神是无条件地拯救人。哦,这很深奥,不是吗?既然我们说到了这个,那我干脆就把那种东西从你里面清除出去吧。好的。
46

亚伯拉罕是我们信心的开始,对不对?是的,亚伯拉罕得到那个应许。神呼召亚伯拉罕,是因为他是个伟大的人物吗?不,先生。他从巴比伦出来,从迦勒底的吾珥城出来。神呼召亚伯拉罕,并与他立约,是无条件的。“我必要拯救你,不但你,亚伯拉罕,还有你的种子。是无条件的!”

神与人立一个约,可是人每次都毁约。人从未持守他与神的约。人从未守律法。他们无法守住律法。基督来到,亲自废掉了律法。因为恩典已经提供了一位救主。摩西提供了一条逃脱的路,可之后人们还是想要一些自己能做的事情。人总是想方设法做点什么来救自己,但你做不到。这是人的天性。在伊甸园里,人一发现自己赤身露体,就用无花果树叶作围裙。对不对?但他发现,围裙不起作用。人不能做任何事来拯救自己。各个世代以来,神无条件地拯救人。所以,一旦你得救了,你就得救了。
47

看看亚伯拉罕,他去到神赐给他的巴勒斯坦地,神告诉他不可离开那里。任何离开巴勒斯坦的犹太人都是背道的。神告诉他要留在那里。如果神告诉你做某件事而你没有做,那么你就是背道的。对不对?好的。有个干旱临到,要试炼亚伯拉罕的信心。他没有留在那里,没有,他没能留在那里。相反,他跑掉了,带着撒拉去到约三百英里远的异地去。希望我有时间讲解这点。

当他下到那地方时,就遇见那里一位伟大的王,亚比米勒。亚比米勒是个年轻人,正在找一个心上人。所以,当他看到亚伯拉罕的妻子撒拉时,就爱上了她。亚伯拉罕曾说:“你要说你是我妹子,我是你哥哥。”
所以,亚比米勒很高兴,他说:“很好,我们就把她带到宫中去吧。”我猜想,那些宫女就给撒拉打扮一番,第二天,亚比米勒就要娶她了。
48

亚比米勒是个好人,是个义人。那天晚上,他在睡梦中,主向他显现,说:“你是个死人哪!因为你取了那女人来,她原是别人的妻子。”吶,注意,“别人的妻子……”

他说:“主啊,你知道,我做这事是心里正直的。”一个正义的圣人。“你知道我心中的正直。那人自己跟我说是他妹妹,她自己不也说那是她哥哥吗?”
神说:“我知道你是心中正直,为此,我才拦阻你,免得你得罪我。但他是我的先知!”哈利路亚!
亚伯拉罕是个什么人?背道的,一个说谎的骗子。对不对?哦,不,那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谎言;要么是恶毒的谎言,要么就不是谎言。这个人坐在外面明明地撒谎,说他自己的妻子为“他的妹妹”。他在兜圈子,背道了。
而这里有一个义人,站在神面前说:“主啊,你知道我的心。”
神说:“但是我不会听你的祷告,亚比米勒,你要将她送回,让他为你祷告。他是我的先知,我听他的祷告。”是的,一个背道的,说谎的人,但他是神的先知。对不对?这是圣经。
49

吶,你也不要偏到加尔文派去了,他们说“一旦在恩典里,就永远在恩典里。”这样你会招来羞辱的。明白吗?吶,不要急,这星期,我们要找时间讲这点,让你们看到,这是平衡的。但也不要以为,你做错了就永远失丧了。你是神的孩子;是由神的灵生的,是神的儿女,果子自己会作见证的。这就是了。

50

吶,我们在这里,在这地上。这里我要读第六节:

扫罗求问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借梦,或乌陵,或先知回答他。
扫罗吩咐众仆人说:为我找一个通灵的妇人,我好去问她。(吶,我可以在这儿讲讲,要是……)为我找一个通灵的妇人。
众仆人对他说:在隐多珥有一个通灵的妇人。
于是扫罗改了装,穿上别的衣服,带着两个人,夜里去见那妇人。扫罗说:求你用通灵的法术,将我所告诉你的人,为我招上来。
妇人对他说:看哪,你知道扫罗怎样从这地剪除通灵的和行巫术的。你为何陷害我的性命,让我死呢?
扫罗向妇人指着耶和华起誓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必不因这事受惩罚。
妇人说:我为你招谁上来呢?他说:为我招撒母耳上来。
妇人看见撒母耳,就大声呼叫,对扫罗说:你是扫罗,为什么欺骗我呢?
王对她说:不要惧怕,你看见了什么呢?妇人对扫罗说:我看见有神灵从地里上来。
扫罗说:他是怎样的形状?她说:有一个老人上来,身穿长衣。(当然,那是先知的长衣)
扫罗知道是撒母耳,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
撒母耳对扫罗说:你为什么搅扰我,招我上来呢?扫罗回答说:我很窘急;因为非利士人攻击我,神也离开我,不再借先知或梦回答我。因此我招你,好指示我应当怎样行。
撒母耳说:耶和华已经离开你,且与你为敌,你何必问我呢?
耶和华照他借我说的话,已经从你手里将国夺去,赐给你的邻舍,就是大卫。
51

瞧,你们许多人都熟悉这些经文。我们要深入这点,愿神现在帮助我们,花几分钟讲解这点。吶,注意。有一个人,扫罗,他曾经被看作是先知,因为他与先知们一起说预言。是这样吗?教师们?但现在,这个人已经背道了,对不对?但记住,撒母耳在这里说他将会怎样,第二天要与他在一起了:提前死去了。看到吗?那么,如果你不理会神,神就从地上把你取去。

52

查考一下哥林多书,看看保罗是怎样给那些人设立次序的。他说:“首先我为你们感谢神,你们在恩赐上没有一样缺少的,你们当中没有这种事。”保罗告诉他们,他们在基督里的位置。然后,他开始向他们抡锤子了,说到他们那些女传道人,他们都做了什么,他们怎么在主的圣餐上吃饭。甚至有人与他的继母同居,保罗在基督里说这种人:“要把他交给魔鬼,败坏他的肉体,使他的魂可以得救。”瞧,就是这样,把他交出去。圣经说:“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睡的(也就是提前去世的)。”那是因为罪,神就将你取去。如果你被取去,那是一个好的迹象,表明你是基督徒。

53

吶,注意。扫罗被看作是先知,或列在先知中,因为他说预言。可现在他背道了,因为他不听从神。他的国从他的手中夺走,落入了大卫的手中,大卫是神借着撒母耳用膏油所膏立的。

54

注意,从前,人们有三种方法可以知道从神来的信息。首先就是藉着先知;其次就是藉着梦;最后就是藉着乌陵土明。但这三个都不回话。你们知道先知是什么,知道属灵的梦是什么,也知道乌陵和土明是什么。你知道……有一天,我问一个人,乌陵是指什么,那人不能告诉我是指什么。当然了,那是神回话,但他……

瞧,撒但能伪造所有这些。行巫术的、假先知、看水晶球的。你知道,乌陵土明挂在亚伦的胸前,这乌陵土明盖住那些宝石。后来他们把它挂在圣殿里。当他们不确定时,就到神面前求答案。光会在乌陵土明上闪耀,看看是不是神的旨意。吶,要是乌陵土明不回应……那是从神而来的直接的回答。今天的乌陵土明……算命的用水晶球来模仿乌陵土明,这是虚假的东西!神在三一里,神的能力在三一里;撒但也在三一里,他的能力也在三一里。我可以藉着圣经证明这点。今天魔鬼用的水晶球,就是以前的乌陵土明;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那些假先知,就是以前站在魔鬼一边,想要取代先知的巫师或算命的。明白我的意思吗?
55

今天的乌陵土明就是这本圣经。若有人讲出一个预言或一个梦,它与神的圣经不符合或不合拍,它就是虚假的,不要信它。

不久前,有个来自印度的人来见我,我就要去那儿了。他是个优秀的传道人。他说:“伯兰罕弟兄,我来到这儿。有个拥有圣灵的妇女,是个很甜蜜很美丽的女人,她已经结了四次婚了。现在跟她第四任的丈夫生活在一起。我说:’主啊,怎么会这样?’我就到主面前求问。哈利路亚!赞美主!”你知道他就是像那样的人。他说:“哈利路亚,赞美主!主告诉我,他要给我一个梦。果然,我梦见我妻子,我梦见她生活在淫乱中。然而她回到我这里,说:’哦,维克多,你能原谅我吗?你能原谅我吗?我不是……’我说:’当然了,我会原谅你,再接你回来。’瞧,那就是我所做的梦。因此,我原谅了她。”
我说:“维克多,你的梦确实很可爱,但那是撒但给你的。”
他说:“为什么?”
我说:“因为它不符合神的道。她生活在淫乱中。绝对是的。她不能同四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不能!她若离开现在的丈夫,回到第一个丈夫身边,她就比起初更糟糕。她必须独身过完她的余生。你知道这点。这跟神的道不符,你的梦是虚假的,是不符合这本圣经的。”
56

当先知说预言时,人们要知道那预言是否真实,就把那预言带到乌陵土明面前。如果神的声音投下光在乌陵土明上面,那么,它就绝对是真理。如果有人翻方言、作一个梦、讲出一段经文、或其它东西,而没有与神的圣经相符合,它就是虚假的。这就是今日的乌陵土明。神的道所说的,那就是神直接的声音,就像圣经还没写成之前的乌陵土明。阿们!哈利路亚!

我现在感到激动了。不要把我当作狂热份子,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做什么。我没有激动。是的。
57

这就是真理,神的道!我不管你做什么样的梦,或说什么样的预言,如果它不是神的道,与神的道不符合,它就是错误的。这就是今天的问题所在:这个做梦,那个看见异象;这个说方言,那个得到启示;这些把整个事搞混乱了。建立各种宗派,把什么都割裂开来了。你应该把这一切带回到最终的根基上,那就是神的道。是的。

有的教会建造在某个说法上,说:“哦,耶稣要骑着白马来。我知道,我在异象中看见他了。”结果他们就因为这个建立了一个这样的教会。“哦,哈利路亚!他要驾着云彩来。”结果他们就建了一个那种的教会。他们割裂开来,分门别类,彼此叫对方是“秃鹰巢”或“虱子窝”等等。瞧,弟兄,你这样做,一开始就表明你的心在神面前不正,是的。我们都是弟兄。我们应该彼此支持。大家都需要对方。
58

吶,瞧,扫罗背道了,他上去。神已经转脸不看他了。他还是去求问一些先知,那些先知想要说预言,但神拒绝了,没有赐下任何异象。先知对扫罗说:“神没告诉我任何关于你的事。”

于是,扫罗说:“主啊,赐给我一个梦吧。”夜复一夜,没有梦临到。
然后,他转向乌陵土明,说:“神啊!我试过了先知,也试过了梦,现在求你帮助我。你愿意帮我吗?”神拒绝了,根本没有光闪耀。
然后,他带着一帮人去找巫婆,低级的、下等的,他到她那里,化了装,爬进去。这个巫婆就把撒母耳的灵招上来。
瞧,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许多人说:“那不是撒母耳。”但圣经说是撒母耳,他就是撒母耳。你很奇怪我怎会知道那点,不是吗?但那是撒母耳;圣经说他是撒母耳。
那个巫婆能够将撒母耳招上来,她就把他招上来了。撒母耳在某处地方,但他意识到所发生的事,他仍穿着先知的长衣站在那里。所以弟兄,当你死了,你并没有死;你是活在某处,某个别的地方。
59

让我停一下,讲解一下这个鬼魔学。那巫婆是一个魔鬼,但她与灵界有密切的接触。瞧,今天,有许多通灵术的人,他们对灵界比那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知道得更多,然而,她仍旧是一个魔鬼。在圣经时代也是这样。

当耶稣在世上时,那里有教授、学者、教师,和那些优秀的人。他们所读的神学院要比我们今天搞出来的神学院好得多,他们是些圣洁、有名望的人。他们必须要这样。要是一个利未人被发现……他必须是无可指摘的,在各方面都是义的。然而,他对神的认识与一只兔子对雪鞋的了解相差无几。当耶稣来到时,人不认得他,并且叫耶稣是魔鬼。人们说:“他是鬼王别西卜。”不是吗?
60

有一次,来了一群最低级的魔鬼,它们把一个人捆绑在坟墓里。它们大喊大叫地对耶稣说:“我们知道你是谁,你是神的儿子,那位圣者。”是不是?巫婆、巫师和魔鬼认得他是神的儿子;而那些受过教育、神学院里的传道人却把他看作别西卜。谁是对的,魔鬼还是传道人?是魔鬼。所以弟兄,今天的情形并没有多大改变。他们没有认识到神的大能。

61

不管你里面装了多少的教导,但神不在高言大智里,神在诚实的人心里。你可能会唱歌、说些我都不知道的高言大智,但这并不能带你更亲近神。你可以站着练习怎样重复你的讲章,讲说那些内容;但这并不能使你更亲近神。你可以废寝忘食地学习字典,但还是不能使你更亲近神。一颗简简单单,谦卑顺服的心,这才是带你到神面前的途径。这是真的。阿们!一颗谦卑的心,是神所喜爱的。瞧,哪怕你连ABC都不认识,这也没关系。只要有一颗谦卑的心!神居住在谦卑的心里,不是在教育里,不是在学校里,不是在神学和神学院里,也不是在高言大智里,不是在那些高雅的地方。神居住在人的心里!你把自己拆毁得越低,越简易,你在神眼里就越伟大。

62

让我给你点东西。我看到你外面的田里长满麦子。沉甸甸的麦穗总是低着头的。但一个麦秆竖在那里,摇来摆去,好像它什么都知道一样,是因为他麦穗里是空的。有许多人也是这样,以为他们脑袋里有很多东西,可心里什么也没有。一个圣洁的头会向神的大能低头,认识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相信他所做的事。“他是一样的。”

哦,从历史的角度看,他们确实认得他。但这不是一件历史的事。人们说:“哦,我相信五旬节,当时他们得到圣灵的浇灌等那样的事。”这只是一幅画的火。一个挨冻的人不可能靠着画出来的火取暖,画的火不能取暖。他们就是这样。如果主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那么,今天他该怎样呢?那是画的火。有个冻得快死的人,说:“看他们拥有的那团大火。”可是,那并不会使你得到温暖。
63

他们在五旬节所作的,在早期新约时代所拥有的,我们今天也拥有!一旦神将那东西清除掉,教会合在一起,被提就来了。可是,我们连得到神医治的信心都没有,更不用说被提了。因为我们都被扭曲了,一个这样,一个那样,“某某博士说是那么样的,可是我们传道人说,主是这样的。”

不久前,有个妇女说:“他只是一个假装的。我的神甫告诉我的。”我希望她的神甫能够来这里一次;我们就会看到到底谁是假装的了。是的,我们就会知道谁是假装的了。来吧,试试看。
64

不久前,我们在德克萨斯州的哈灵根举办一次聚会。那天晚上,当我到那里时,他们在汽车外面挂着大幅标语,说联邦调查局要在那里揭发我是个假装的。在德州的什么地方,有个小姑娘得了医治;我猜想,她可能是从北部上千英里外的潘罕得尔附近来的,来到接近南部边境的哈灵根。巴克斯特弟兄来对我说:“伯兰罕弟兄,底下大约有四五千人,你从未见过这样乱的局面。到处都说联邦调查局今晚要在台上抓你,并揭发你。”

我说:“很好,我很高兴能这样。”
他说:“你认识那天晚上得医治的那个小姑娘吗?”
65

当时,我正回到家,走进我的房间,听到有人在哭,我就四处看。我想,可能是有人遭到了袭击。那是一个女孩。我就往回走,看见有两个姑娘在那里。我说:“夫人,出了什么事?”

那两个女孩站在那里,大约十七、八岁,她们彼此拥抱着,在哭泣。其中一个说:“伯兰罕弟兄!”我才知道她们认识我。“我一路把她带到这里来,她本该要去疯人院的。”她们参加过我在德州鲁伯克举办的聚会。那女孩接着说:“我知道,如果我能把她带到这里来,你会为她祷告。我相信,神必医治她。”
哦!我想:“多大的信心啊!”我说:“姐妹,你能让她……”就在那时,我说:“你是坐一辆黄色跑车来这里的,是不是?”
她说:“是的。”我说:“你母亲有残疾。”
她说:“是的。”我说:“你是属于卫理公会的。”
她说:“没错啊。”我说:“在来的路上,你差点翻车了。当你们开到一半混凝土一半沥青的路面时,你和这姑娘正在笑,你就来个急转弯。”
她说:“伯兰罕弟兄,真是那样。”
我说:“主如此说,这姑娘得医治了。”
66

次日,她就去告诉每个人,讲论这件事,把全城都轰动了。当然,那里的人不认得她,不知道她是否曾经是那种样子。那天,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那两个姑娘正在那里收拾行李。”他不晓得我知道。当时我们的财政已经见底了。我从没对他提起这件事。但其中有个姑娘在前一天晚上奉献了九百美元,又添满了我们的财政。瞧,到今天,他还不知道这事,但我知道。看到吗?神告诉我,这一切都会顺利的。

67

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你最好让我去拉一拉会众,他们在那里也有一些神医,正在拉这些会众。”

我说:“不用。不,先生。你不用那样做,巴克斯特弟兄,什么时候你为了钱那样去拉会众,就是我们弟兄俩彼此握手告别的时候;我就单独走了。”明白吗?我说:“你不要那样做。我的神拥有千山上的牲畜,万物都是属于他的。我属于他,他必眷顾我。”
他说:“很好。”就在那天晚上,他对我说:“伯兰罕弟兄,请看,这里有个信封,上面没写名;里面有一张九百美元的支票,正好是我们需要持平的。”
我说:“巴克斯特弟兄……”他说:“请你原谅我。”
68

后来,我才知道九百美元是那姑娘奉献的。所以,第二天,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她们在那里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哭。”

我说:“出了什么事?”他说:“你还是下去看看她们吧。”
我就走到她们所在的房间。我走到那里,敲门。听到她们在哭。那姑娘走到门前;她说:“哦,伯兰罕弟兄,很对不起,我给你惹了这些麻烦。”
我说:“麻烦?出了什么事,姐妹?”她说:“哦,是我导致了联邦调查局来追查你了。”
我说:“哦,是吗?”她说:“是的,我猜想,是我今天在城里作了太多的见证。”
我说:“不是的。”她说:“伯兰罕弟兄,联邦调查局就在那里,他们今天晚上就要来揭发你了。”
我说:“哦,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我需要被揭发。明白吗?肯定的。如果传福音需要被揭发的话,那么,就揭发吧。瞧?我靠着这本圣经来生活,要是这本圣经没有说……我的保障就是这本圣经。明白吗?”
69

她说:“我很抱歉做了这样的事。”

我说:“姐妹,你什么也没做。”她说:“那么,你不怕去那里吗?”
我说:“不。”她说:“可是,联邦调查局的人就在那里啊。”
我说:“是的,以前他们也来过我的聚会,他们得救了,比如阿尔·法拉尔先生。”
法拉尔队长,你们许多人都知道他信主的事。在北部华盛顿州的塔科马,他就是在那里的射击练习场得救的。他来参加聚会,说:“我跟踪这人已经有两年了。我听说有关他在财政方面的事,我就密切注视他,并随着他到处跑。他讲的是真理;你们今晚不是在听一个狂热分子;你们是在听真理。在警察局有一个人,我让医生查看他的孩子,并把孩子送到祷告队列里。他准确地说出了孩子哪里出了问题,出了什么事。他说:’八天内,这个孩子就能回学校了,他得的是小儿麻痹。’结果第八天,这孩子就回学校了。我跟了他两年。”这是他在上万人面前说的。这就是一切;你们书上都有西雅图聚会的那张照片。他说:“我要你们大家知道,你们并不是在听某个宗教骗子的胡言乱语,你们是在听真理。”这就是法拉尔队长的见证。第二天,我带领他归向了神,他就在射击场那个大场地的外面,领受了圣灵的洗。
70

我说:“可能这家伙也会一样。”

她说:“你害怕到那里去吗?”
我说:“害怕?哦,当然不怕了。当然不。神既差遣我去做那事,我干嘛要害怕呢?打那场战的是神自己,不是我。这样,我不要你们大家留在这里。”
那天晚上,我们就到聚会中;到处都满了人。那位管会场的走出来,对我说:“伯兰罕牧师,我雇了十个墨西哥小孩,请看这里,’伯兰罕,一个宗教狂热份子,今晚将被联邦调查局揭发’,诸如此类的标语。外面那些汽车上都有标语。我雇了十个墨西哥小孩,把那些东西撕下来,都放在这里了。哦,我真想我能逮住那家伙。”
我说:“不用担心,先生。神会逮住他的。由他去吧!”
71

所以我过去,那天晚上,我们进去时,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情景,我走进房间……巴克斯特弟兄在唱“只要相信”。他说:“吶,伯兰罕弟兄告诉我们,今晚要我们离开会堂。我打算坐到最后排那里。他们今晚要在台上揭发他。我见过很多次这样激烈的争战,看见神代替他争战。我打算坐到后排去。”

我走上台,说:“我刚才在这里读了一些标语,说今晚有人要在台上揭发我。我要联邦调查局的人现在到台上来揭发我。我站在这里是为要维护福音;我要你们来揭发我。”我等着。我说:“可能他们还没到。”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因为在我出来之前,主已经在房间里向我显示会发生什么事。我说:“可能我们要再等一下。我们唱首赞美诗吧。”有人上来,独唱了一首诗。
72

我说:“联邦调查局的先生,你在里面还是在外面?我正等着被揭发。你能到台上来吗?”没有人来。我就一直在想,那人到底在哪里呢?主告诉了我这是什么。是两个背道的传道人,我正注视着。我看见有个黑影挂在那个角落里。我知道它在哪里。我看过去,那黑影向上移,这样进入那楼座里。一个穿着蓝色西服,一个穿着灰色西服。

我说:“朋友们,这里没有联邦调查局的人。他们跟传讲圣经有什么关系呢?肯定没关系的。要揭发我的不是两个联邦调查局的人。要揭发的人在这里;他们就坐在那上面,就是那里的两个传道人。”然后,他们弯下身子。我说:“用不着弯身子。”有两个德州的大汉走到上面,要把他们抓下来。我说:“不,弟兄,这不是属血肉的事,只要安静坐着。神会关照这事的。”
73

我说:“弟兄们,瞧,你们在上面,你们往这儿看。你们说,我是那术士西门;玩弄邪术迷惑会众。如果我是术士西门,而你们是属神的人。那么,现在请你们到这台上来。如果我是术士西门,那就让神击杀我。如果我是神的先知,你们下来,让神击杀你们。这样我们就知道谁对谁错了。好,你们下来吧。我们要唱一首诗。”他们赶紧逃离了会堂,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到他们。看到吗?我说:“过来吧。如果我是术士西门,让神击杀我。如果我是神的先知,那么,当你们到台上时,愿神击杀你们。如果我在神面前是真实的,神会使你们倒毙在台上。”他们还是比较聪明的。是的。他们知道。他们在别的地方听说过了。所以,不要以为可以胡来,神还是神。他会回答的。

74

瞧,这个隐多珥的巫婆,她把撒母耳的灵招上来,扫罗对撒母耳说话。现在,你可能纳闷,怎么会有这样的事?今天,不能再这样做了。是的,先生。因为公牛和山羊的血只是等待那个满足的日期来到。传道人,如果你认为它是对的,就会支持这种说法。当人死后,他是在动物血的遮蔽下死的,他的魂到乐园里去。他留在那里,直到得赎的日子来到。他的魂留在那里。

75

让我在这里给你描绘一幅画。这里有多少人读过关于我的文章,就是登载在十一月份《读者文摘》上那篇写我的文章?好的。你注意到那是怎么回事吗?你注意到在这事之前的两三个星期,那个很久前就准备写这件事的著名巫师吗?是培坡女士写的。你们注意到吗?你们都曾读过《读者文摘》上培坡女士写的那篇文章吗?这不是很奇怪吗,那两种灵……

我还有多少时间?只有一点了,已经过二十了,我要抓紧一点。请你们原谅我。
76

你知道,有假的东西。每件事,都有真的,有假的。如果我给你一美元,我说:“这是一张真的美元吗?”你拿起来看。它一定要看上去很像真的美元,否则你不会相信的。对不对?所以,它一定得模仿得很像才行。

耶稣说过,在末后的日子,那两种灵会很像,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是指宗教人士。吶,记住,外面那些老朽、冰冷、形式化的教会,它们根本算不得什么。他们只有敬虔的外貌。你明白吗?但这两种灵却是真正的灵,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在末后的日子,这两种灵肩并肩地运行。耶稣不是已经说过吗?是的,他说过了。
77

请注意,朋友们,我要给你们画张小图画;我要你们看这里一下,别分神,因为我要给你们作个比喻,然后,你们就会明白。

瞧,在《读者文摘》里,文章写在这里。那时我正站在那里。有二千七百人正等着代祷,我正站在那里。你们读过那篇文章。有个人从加拿大来,带着一个小男孩,他曾去著名的梅奥诊所和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看过,小男孩得的是一种严重的脑疾病,导致他的手像这样弯起,他的脚从底下倒翻上来。他们说:“根本无法做手术,什么都做不了。”
78

所以,他就把孩子带回加拿大。他说:“我没有被打败。”你们拿十一月份的《读者文摘》来看,文章的标题是“多尼摩顿的奇迹”。在文章里,那人说:“我没有被打败,因为我知道有个有信心的医治者威廉·伯兰罕,他已经叫我的两个朋友得医治了,哑巴会讲话,聋子会听见。”

他们四处打电话要找我,看我是不是还在美国。那时,我在加州的科斯达梅萨。你如果读这篇文章,准会大哭一场的。它真的很感人。那人千方百计带着孩子穿过厚厚的积雪和一切险境。他说:“要小心,多尼。瞧,我们没有被打败。”那小男孩甚至连微笑都不能;他真是痛苦不堪。他说:“我们没有被打败;我们要去求问神。我们要到神的先知那里问他。”
79

因此,他们穿过大雪来了。最终他们到达了那里,母亲也随他们一起来,他们钱不够坐飞机去,所以就把母亲送回家,那孩子和父亲就搭巴士过来。看他们走了多长的路啊!从加拿大的温尼伯到加州的科斯达梅萨。他们到达那里时,没钱了,父亲说,一路上不得不给孩子换一些尿布,小男孩约有七八岁,完全没有自理能力。他怎么样呢?根本没有机会吃饭或做别的事,说他的小孩只能听到他说话,告诉他他的眼睛所看见的,你知道,他尽量要微笑,他跟他讲在美国所看见的不一样的景致。

80

他们到达加州时,对旅游问讯处的人说他要来看什么。那人说:“要来看神的什么?”一个很大的问号。

当然,你能想象美国人会怎么说这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是我们。我们太聪明。我们什么都知道,没有必要告诉我们什么事。我们太知道这种东西了。
就是这样,“一个神的什么?不远千里从加拿大的温尼伯赶到这里?”哦,他们认为这简直太可怕了。
81

不管怎样,报纸报导了。有辆车把他们送到那里去。他说,当他们到达排着祷告队列的地方时,有二千七百人正等着代祷。他说,当人们看见那个畸形可怜的小男孩,可怜的父亲带着一顶帽子,穿着破旧的大衣,每个人就让开一条路给他。

要交换祷告卡是违反规则的。人们应该到聚会中来,拿到自己的祷告卡。要是我们发现队列里的人有谁交换了祷告卡,那张祷告卡就作废了。明白吗?因为你必须来听一些指导,才能知道怎样接受。这取决于你自己。你不能替别人拿。你要亲自来拿,这样,你才会听。有些大人物会说:“哦,我不怎么相信这东西,但也许他能医治我。”看?这样就会在台上引起纷争。所以,在人来到台上之前,应该先筛选一下。
82

当那孩子,或说那父亲开始走到台上时,比利问他有没有祷告卡。他一张也没有。比利说:“那么,很抱歉,先生,你还要再等一下。”

他说:“好的。我等一下。那么,我就像别人那样排队。我不知道我该那么做。”
那时,我正在对别人说话;刚好听到了。我看见那父亲走开了,我就问:“怎么回事?”
比利说:“他没有祷告卡。”这时有声音对我说:“让他回来。”
所以我说:“带他过来。”那父亲就返回来,眼泪从脸上流下来,他没刮胡子……他走上来,正如《读者文摘》里所描写的。我没问什么问题,一直看着那小孩的脸,然后讲出:这孩子从哪里来,他到过梅奥诊所就医;所有跟这有关的事,孩子是怎么得病的,等等。
83

之后,那父亲就开始大哭起来,准备要离开。当他走离台上时,他回过头来,说:“正是这样。先生。可是,我的小孩会活下去吗?”

我说:“这个我说不准,请等一下。”我看见有个异象出现。我说:“你不会相信这点的,因为梅奥和霍普金斯医院都说,那种脑手术没办法做。但我告诉你,明天,你就把孩子带走。三天内,你会在街上遇见一个黑头发的妇人,那妇人会问你,孩子怎么回事?然后,告诉你这里有某个乡村小医生能做那个手术。你不会相信这话的,因为梅奥诊所已经放弃了,说手术是不可能做的。但那是你孩子的唯一一次机会,藉着神的大能,神的怜悯和那个手术。吶,如果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就去照我说的做。”这就像给希西家身上贴无花果一样。
他转过身来说:“谢谢你。”然后就走开了。
84

两天多过去了,那天他到街上去,有个女士走过来,说:“你的孩子怎么回事?”

他说:“他得了脑疾病。”他就那样继续跟她讲话。哦,你知道,他们都认为情况很糟。
所以,他说,过一会儿,有件事就发生了。那位女士说:“先生,我知道有人能做那个手术。”
他说:“瞧,女士,梅奥弟兄诊所已经放弃了,说无法做手术。这里有个人为孩子祷告过了,他名叫伯兰罕弟兄。他已经为孩子祷告过了。”这时候他忽然想起了我对他说过的要在街上遇见的妇女。他想:“等一下。黑头发的,穿灰色大衣的,那就是她。”于是他问那位女士:“那医生在哪里?”她就告诉他,带他到那里,医生给孩子做了手术,孩子就好了。
85

瞧,《读者文摘》刊登了这事,你明白吗?为这事,梅奥弟兄叫我去谈谈。他说:“伯兰罕牧师,你对那孩子做了什么事?”

我说:“没做什么。连摸他一下也没有。我只告诉他神要我告诉他的事,那人顺从了。”
瞧,关于这事,有趣的是,约在那事的两三星期前,在前一期的《读者文摘》里,培坡女士的文章登出来了。看,她是个名副其实的女巫或通灵的。有真的,也有模仿的。从1897年以来,那妇人就出现了。她目前住在纽约,已超过一百岁了。两耳聋到什么也听不见。我想,那文章是在我的之前的一两个月登载出来的,你能读到那文章,是初秋那一期的。有一天,巴克斯特弟兄在这里拿到了它。我知道,我要谈到这件事,所以我就把它带在身边。你们若要看,我这里有。大概有十二到十四页纸。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有一天,她魂游象外,处于痛苦中,就开始对死人说话。他们把这妇人带到世界各地去。带她去英格兰。甚至多次更换她的衣服,看看有没有什么差错,等等,然后就到某某地方去,带着假面具伪装某人,一个希腊人,或者打扮成好像英国人一样。
86

吶,唯一的一件事,是她……世界各地,《读者文摘》里说了,几个晚上之前……哦,是几个月前,其中一件事被曝光了。一个男人据说吻他去世母亲的灵手。第二天,在警察局被证明:他所吻的只不过是一块包奶酪的布。有很多人模仿通灵的,但其实他们只是那些坐在街边角落里给人看相的,他们根本不是通灵的。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冒牌的伪装者罢了。但有一个名副其实的通灵的。

我们这些虔敬的人,我们周围有一大堆伪装者。现在,你们先别动。
87

请注意。那个培坡女士是个名副其实通灵的。杂志上说:“有一件事是确实的,就是:当人死后,他不是死的,他活在某处。因为那个妇人把他们的灵招上来,对他们讲话。”

“那么,她作了什么事?伯兰罕弟兄,你相信这个吗?”是的,先生。圣经是这样说的。因这缘故,我相信。她是属于撒但的。通灵术是撒但的花招。好,注意,注意这两个灵。
当我的那篇文章在她之后刊登后,你真该看看那些寄给我的信件。这不是很奇怪吗?神说过在末世要发生这些事。《读者文摘》也在普天下以每一种语言发行。明白吗?注意,它们彼此紧随着,不是很奇怪吗?
88

瞧,有来信说,“伯兰罕弟兄,这就证明你只是个通灵的。这点已经证明了。瞧,你告诉那个人,叫他到某处去找……你再看看这个女人。”

我说:“等一下。我给大家发了一封正式的信。你们传道人怎么知道的这么少。你们该受洗的不是身体而是脑子。”是的。你们没有停下来,好好想想这些事。你们根本不去想这些事。
在以前的时代,人们也是这样行的。他们看见耶稣;他们晓得,他知道人心中的隐秘。耶稣知道他们会干那样的事。他们说:“他是魔鬼的头;他是别西卜,是世上最杰出的算命者。”他们没有停下来搞清楚他到底是不是神的儿子。他们没有属灵到能知道这点。就是这样。他们读漏掉了。肯定的,耶稣要来到,在耶路撒冷骑着毛驴,等等。但他们把这看作是他的第二次再来。
89

今天也是这样。他们错过了真实的事。哈利路亚!是的。我知道,今天下午神就在这里,我也知道我占用了你们许多时间,但你们要明白这点,朋友。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们的话,你们必须知道魔鬼是什么;也要知道什么是真理,什么是谬误。它们如此相似,你必须要把它们分开。

吶,记住,这不是离我们很遥远的事情,就像很久以前的法利赛人,或什么遥远的别的事情。这种事情就在我们眼前,就在这里。留心!吶,要是我……
90

让我们举两个例子。如果我拿美元给你,看,如果我拿一张假美元给你(我们用比喻以便你能明白),那么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如果你是个聪明人,你拿到美元,看着它,首先你会摸一摸,看它是什么材质做的。对不对?你会看看它是用什么做的。看看它值不值。一张真美元不是用纸做的;它一部分是用纸,一部分是用丝绸做的。你明白吗?首先,你必须看一下它的价值。这是第一个特征。

现在,让我们把那个女的放在这一边,把在我们当中做工的主放在另一边。
91

吶,注意,你首先要注意的是,每个……注意她的文章。在她五十多年的算命以及把死人的灵招上来的生涯中,她没有一次提到:神、基督、神的医治、释放、审判等词语。其中除了嬉笑和瞎胡闹,什么也没提到。

但在这一边,却是不断地提到:神、审判、耶稣的再来、神的医治、神的大能、释放等。看一下它的价值。你没见过算命的和巫婆到外面传福音吧。人们到底是怎么啦?难道连这么明显的区别都看不到吗?
92

吶,注意。真正要做的事就是,如果你要知道那张美元到底是真是假,如果它看起来跟真的很象,你记下它的号码,把它送回造币厂去鉴定。如果那里有个号码与之相对应的,那就肯定有块银元在那里等着。对吗?

那么弟兄,记下那位女巫所做的事,拿回去对照圣经,你就会发现,那就是隐多珥的巫婆。
你把在这里发生的事拿回到圣经这个“造币厂”里,就会看到上面写着: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肯定的,这是耶稣所做的同一个事工。他没有去对人们作些瞎胡闹和无聊的事。他做的事都是为了人的益处,要帮助人,引导他们到神面前。阿们!我不是对自己说“阿们”,但“阿们”的意思是“让它这样吧,我相信它”。我知道这是真理。
93

吶,注意,就是这里。要快点了,因为我不想拖你们太长时间。

让我在这里给你描绘一幅画,在头脑里的一幅画。这里有条河流从这里流过,从这里流过,从生命中流淌下来。(吶,注意它流经的线路。现在请集中注意力听,你才不会漏掉这点。)它像这样流下去。在这条河道上,居住着必死的人类,你和我。现在,在那里,让我们看看它是什么。它是一大堆的瞎胡闹等等的东西,但偶尔你会看到一点光亮。你看见黑暗和阴影,那都是一些狂欢、乱来,那是魔鬼在得到那些人。哦,他们穿着光鲜,哦!文化素养很高,文质彬彬的学者,但仍旧是魔鬼。而这里坐着的是一些重生的人。
94

瞧,在这条河道上的有来自两岸不同的影响。在这一边,朝这个方向,有一个三而一。在那一边,朝这个方向,也有一个三而一。

瞧,首先,在这一边,是不义之人的魂。当有个人死了,他去到这个地方,等候审判。耶稣去到那里,向那些在监狱里的魂传道。接下来的是鬼魔。接下来的是魔鬼和阴间。再往上,首先是……吶,在那里的是鬼灵,是那些从未悔改的死人的灵。他们正等候审判。他们唯一知道的只是瞎胡闹,以及他们所做过的事。
但在这里,这些基督徒是受到从上头来的影响。这是比喻。在这上面是另一种灵,即圣灵,就是基督耶稣的灵,圣灵。圣灵在这必死的领域里影响他的教会。
撒但借着这些灵影响人。瞧,接着是天使。接着才是神。瞧,这里每个必死的人都会受到其中一个世界的影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95

瞧,那妇人所做的,是她闯入了那个领域,她就与那些被魔鬼附身的人通话,这些人就是从起初不能悔改的堕落之天使的灵,他们准许那些灵附在他们身上,他们正等候着审判。

这些在这里的人,是由神的灵重生和影响的。撒但有他自己的先知,神也有他自己的先知。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是影响,我们在这里受到影响。停下来,把这点区分开来。耶稣,当他在地上时……
吶,撒但今天不能闯入那个领域,并从那领域里把一个义人带出来;他不能那样作,因为义人已经不在那里了,他们过去曾在乐园里。是的,先生。但当耶稣的血把这个挪去后,乐园就结束了。
96

注意这里,但愿我能思想到,当耶稣死后,他是怎样去向监狱中的那些魂传道的。他不知何为罪,却作为一个罪人而死,我们的罪担在了他身上。神因他背负的罪而送他去了阴间。圣经说,他去向那些魂传道。

有些人说:“伯兰罕弟兄,我不能明白这点。耶稣第三日复活。他星期五下午死去,星期天早晨复活,这样,他只死了一天啊。”
他说:“在那段时间里……”因为圣经里有一节经文是耶稣可以站在上面的。大卫,一个后来背道的人,但他已经得救,他是个有神默示的先知,他说:“因我必不将他的魂撇在阴间,也不叫我的圣者见朽坏。”他知道,三天三夜尸体就会朽坏。然而神的确对先知这样说,“他必不见朽坏。”
97

哈利路亚!他相信神的道。他每次都依靠神的道打败撒但。他依靠神的道打败死亡。哈利路亚!他打败了死亡。当他们杀死他时,他作为一个罪人而死,我的罪和你的罪都担在他身上。我可以看到他下去,在那里敲门。

那些失丧的魂就出来,说:“喂,你是谁?”
他说:“你们为何不听从以诺呢?你们为何不听从那些传道的先知呢?”他们被定罪了。“我是曾活在世上的神的儿子。我的血已经流出来了。我要来告诉你们,我已经成就了先知所说我要成就的事。”他下入阴间,穿过那些鬼魔,从魔鬼身上拿走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把钥匙挂在他身上,就返回上来了。哈利路亚!
在清晨……哈利路亚!让我们在此描绘一幅小图画。一大早,乐园那里还躺着另一群人,现在他们已不在那里了。
98

瞧,你们相信圣徒代求的天主教的好朋友们,如果你们在教会里对死去的人说话,那人若是个罪人,他就在阴间,在那里等候接受审判。如果他是个圣徒,他就在神的荣耀里,是不能回来的。是的。我能证明这点。公牛的血断不能除罪,但是,耶稣的血彻底除掉了罪。

99

我能看见耶稣上到那里,在乐园里,有古时的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他们都在那里,撒母耳和其他人都在那里。我能听到耶稣在敲门。阿们!哦,我喜爱这点。我感到太好了,我觉得太激动了。我能看见他注视那里,听到他说:“谁在那里?那里的那人是谁?我是亚伯拉罕,你是谁?”

“我是亚伯拉罕的种子。”阿们!我能看见亚伯拉罕走到门前开门。他说:“我是亚伯拉罕的种子。”
但以理说:“看那儿。那就是我看见的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
我能听到群众说:“这就是他。我看见他了,浮云就像他脚下的灰尘。那时,公羊……树叶都拍手,他们喊叫。”哦,我能看见在天堂里,不同的人都在等候着他。
100

我能听到他说:“来吧。此时正是耶路撒冷黎明的时候;你们要从这里出来。我们要上去,因为你们信靠公牛和山羊的血,等候我的血来到。但我的血已经在那边的各各他山上流出来了。我是成了肉身的神的儿子。所有的罪债都还清了;我们可以上路了。”哈利路亚!荣耀归给神!

我能看见亚伯拉罕挽着撒拉的手臂,他们走过来了。在马太福音二十七章里,当他们从坟墓里出来时,我能听见他们在耶路撒冷附近逗留了一会儿。首先,我能看见老该亚法他们站在街上,说:“他们告诉我说他复活了……嗨,那里的那家伙是谁?那年轻人是谁?那姑娘是谁?”
亚伯拉罕和撒拉不再是老人了。马上他们就消失了。他们说:“有人在注视我们。”他们可以消失,就像主穿墙而过那样。是同样的身体。哈利路亚!是的。所有的先知和他们走过来,四周观看着那城。
耶稣就领着他们上去,越过星星、月亮、云彩,带领那些被掳的人,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此时,耶稣坐在父神的右边,他升上去,然后坐下来,等候他仇敌成了他的脚凳。
101

今天,我亲爱的基督徒朋友,魔鬼在各方面都在做工。神的灵也在另一头运行,每次都在抵挡魔鬼。哈利路亚。看到了吧!报纸和文摘等都刊登了这事。他们注视着它,但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这是那很快就要来到的,神与撒但之间大摊牌的前兆。你要心里正直,站在神这一边。阿们!

102

不久前,我曾在北部俄亥俄州的托莱多举行一个聚会。我快要结束了。

你明白我说的鬼魔的事了吗?他们在做工。他们很虔诚,非常虔诚。他们每周日去教会,重复《使徒信经》,吟唱“荣耀颂”。哦,真的,要多虔诚,就有多虔诚。“伯兰罕弟兄,你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正是那种灵把耶稣基督钉在了十字架上。耶稣说:“你们是出于你们的父魔鬼。”
瞧,他们有人说:“哦,俄国是那个敌基督。”不!俄国不是敌基督。敌基督会十分的虔诚,倘若能行,连选民也被愚弄了。记得,神带走他的人,但从不是他的灵;撒但取去他的人,但从不是他的灵。瞧,他们就是这样。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只对真理负责。
103

魔鬼正在做工。昨天,我讲到他们在身体领域里的做工;今天,我给你看了他们在属灵领域里的做工。他们既在宗教领域里,它们也在另一边,称为癌,人们叫它是这个那个,各种各样的名称。但我借着圣经对你们证明了:他们就是魔鬼。瞧,今天他们在这里,他们出现在宗教领域里,非常虔诚,非常敬虔。

弟兄,如果你能开始思考一下,这一切的开始,该隐是个很虔诚的人。以扫是个很虔诚的人。犹大是个很虔诚的人。是宗教!不是外部的世界,而是在我们当中。注意,鬼魔学。也许以后什么时间我对这点再多讲一些;今天太晚了。
不是在定谁的罪。我爱每个人。如果你不能从心里去爱,那么基督就没与你同在。
104

在俄亥俄州的托莱多,我常去一家小餐馆吃饭,那是一个邓卡弟兄会的小地方,是个很可爱的地方。那些人都很友好。那天下午他们关了店,就去参加主日学。因此,我不得不穿过马路到一家世俗的餐馆去吃饭。我知道在俄亥俄州赌博是非法的。餐馆里站着一个州警察,胳膊上挽着一个姑娘,手放在姑娘的胸脯上,正在玩老虎机。我们州和国家的法律,都完蛋了,真是可怜。

我信靠基督这坚固的磐石,我要站在这磐石上。别的一切根基都是流沙:什么也不会留下。是的。
105

我往回看,那里有个美貌的年轻姑娘,可能有十八、九岁。那些男孩都围着桌子,他们做的事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坐在那里。令我惊奇的是,我正坐在这里,有位女士就走过来,问:“你要一张椅子吗?”

我说:“谢谢,我要吃早餐.”
有张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老的女人,有我母亲那样的年纪,五十五到五十八岁左右。她穿着一套那种不敬虔的衣服。
他们说这么穿是为了凉爽。科学说:“你们都发疯了。”肯定不是为了凉爽,而是你们要显示你们的裸体。这是耻辱,是羞耻。一个女士不会穿那样的衣服。一个女人会穿,但女士不会穿。
106

她坐在那里。她身上的肉都松弛地耷拉着。她嘴上涂着一种看起来像兰花一样的指甲油……或什么的,头发剪得跟男人似的,都乱蓬蓬地竖着。圣经说,那是一种羞耻。

圣经说,如果女人剪掉她的头发,男人就有权把她休了,因为她不忠于她的丈夫。哪一天,我们要在这里传讲圣经对这点的看法。经上说,“若女人剪掉头发,她就羞辱了丈夫。”如果她是羞耻的,就该被休掉。你不可再娶别人,但你可以把她休掉。哇,这很难让人接受;我能感觉到。但这是真理。
107

哦,我们曾经是在圣灵的领域里,但我们降低了围栏。以前的弟兄常说:“我们降低了围栏,我们降低了围栏,我们与罪妥协了。我们降低了围栏;绵羊跑出去了,但山羊怎么跑进来的?”是因为你降低了围栏。就是这样。你们降低了围栏,世界和教会混杂在了一起。就像摩押人那样,还有巴兰,他让他们通婚,情况跟今天完全一样。教会全都被污染了,五旬节派的时代就是老底嘉时代,教会变得不冷不热,将从神的口里被吐出去。神藉着复活把他余剩的民从整个组织里呼召出来,将她带回家。绝对是的,没错。

108

她坐在那里,满脸都是口红、指甲油。在她的眼睛上有种黑色的东西,她在出汗,流了下来。这个可怜的老太太恐怕已经有曾孙了。她与两个老人坐在那里,其中有个脖子上还围着一块旧的大围巾,那时是六月份,他们正坐在那里。他们站起来拿酒喝,她也喝酒,四处张望着。

我想,“哦,神啊,神啊,为何你不将这一切都扫灭净尽呢?我的小沙仑,小宝贝,我的小撒拉和利百加要在这个世代长大成人,要面对这种的东西吗?看看外面那些公园和所发生的事。哦,神啊,我很高兴你取走了我的沙仑,如果那是你的旨意。我的小撒拉和小利百加要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成人吗?而那些人还在唱诗班里演唱,等等。这是多么耻辱!神啊,你圣洁的公义怎能容忍这些呢?看来你公义的忿怒应该飞到这里,把这地方一扫而光。”
109

我听见主的天使说:“到边上来。”我走到那边。当他从我这里经过时,我觉得像变了一个人。“你为什么定她的罪呢?”

我说:“你看她那个样子。”
这时我看到一个异象。我看见一个圆的世界,是另一个世界。但这里的这个世界,有个彩虹绕着它,那是基督的血,保护这个世界免遭神的忿怒。因为隔着耶稣的血,神就看不见我们的罪了,否则神现在就可以摧毁这个世界,因为神说过:“你们吃的那一日,必定死。”神会那么做的。
然后,我看到我自己。尽管我过去没干过那事,但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罪人。耶稣基督的血对我们的作用就像是汽车的保险杠。明白吗?当我犯罪时,我的罪就撞到他,伤到他宝贵的头,我能看见眼泪和血流出来。“父啊,赦免他吧;因他所做的,他不晓得。”我又做了别的什么事伤到他。他说:“父啊,赦免他吧。”
110

如果这些罪越过了他,那我就灭亡了。如果我从未接受他的恩典,我的魂渡到彼岸去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受到了审判。我会被拒绝。除了审判,什么也没有。因为神说过:“你吃的那一日,必定死。”今天下午你对待基督的态度,让你正站在审判台前受审。

我想,“是的,没错。”我看到有一天,我向上爬到主那里。我看到我的旧册子摆在那里,一个罪人,什么事都记在上面。我看见,是我的罪做了那些事,我就说:“主啊,你能赦免我吗?”
他把手放在肋旁,沾了一点血,在上面写下“赦免了!”他把我的罪扔进了忘记的海洋里,不再纪念了,永远消失了。他说:“我赦免了你,你却要定她的罪。”
这改变了我的看法。我说:“主啊,请怜悯我。”
111

我从异象中出来后,就走到那位妇女那里,坐下来。我说:“你好吗?女士。”

她说:“哦,你好。”
我说:“你能不能原谅我?我是伯兰罕牧师,一个传道人。”
她说:“哦,对不起,对不起,伯兰罕牧师。”
我说:“女士,”我告诉了她刚才的故事。我说:“我正站在那里,正在想那件恐怖的事,我就定了你的罪。可能你有孩子了吧。”她说:“有的。”
我说:“什么导致你走了错路呢?”她开始跟我讲她的故事,那简直要把你的心都撕碎了。我说:“我求问神,为何他不把这些东西从世上扫灭呢?你和这两个醉汉在一起,你自己也喝醉了。有一天,那挡住神忿怒的血将离开你,你将在某一天死去,然后你就要受到神的审判。现在,你有你的自由意志,可以拒绝或接受主。但某一天,你的魂去到彼岸时,怜悯就再也没有了。如果你死在你的罪中,就已经受到审判了,你就会下入阴间。”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那妇人从座位上起来,就在那家餐馆里,我们举行了一个你听都没有听过的祷告会,她归向了基督。那说明了什么?不要谴责他们,把福音告诉他们。他们被魔鬼附着;在这里,他们是必死的。他们从这里受到了影响。我们的影响是从上头来的。让我们看看,用我们的能力能做什么,就是去赢得别人归向基督。
112

我们的天父,感谢你的恩慈和怜悯。主啊,我很抱歉;这些人,我可能留他们太久了。但这个下午的聚会就要结束了。我想告诉他们有关鬼魔的事,我在一堂聚会里讲了太多的内容了。但也许他们能从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弄明白我的意思。你知道我心里要把这些讲出来的意图。

愿人们今天下午离开这里后,不管是男人或女人,都能留意他们的每样行为,去幸福而自由地生活。愿他们知道神已经拯救他们。愿他们仰望神时,忘掉一切的派别和他们周围的事,安静而清醒地生活,敬畏神。那么,神啊,当你要用他们来做什么事时,你会直接对他们说话,差遣他们到你要他们去的地方,做你要他们做的事。愿人们能谦卑,在心里得到基督。主啊,赦免我们每个人的亏欠。
113

我们知道,撒但像吼叫的狮子,到处游行,披着宗教的外衣,要吞吃可吞吃的人。哦,神啊,看看各处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这些都向人们敞开了。神啊,施怜悯给他们,拯救所有失丧的,医治有病的。神啊,我们知道,那些病魔侵入你儿女的身体,但你在那里已经献了赎罪祭,来对付这事。还有各种魔鬼要导致他们去犯罪,你也已经在那里献了赎罪祭,来对付这事。我奉耶稣的名祈求你恩准我的祷告,阿们!我在想这里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