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607A 基督的事工

1

谢谢你,拉什弟兄。下午好,朋友们。很高兴今天下午在这里,再次为耶稣基督的福音辩护,带来好消息。好消息就是:耶稣从死里复活了,今天活在人们(他的教会)中间。昨日的耶稣,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从未失败。

呐,我们为最近几个晚上聚会的进展非常感谢主,主大大地赐福。传来了会众中各种疾病、痛苦等等得医治的见证,除了在这台上的,还有在底下的。有人写信来,说:“哦,你知道,我有个孩子,他带着支架。我把孩子带回家,取下支架,孩子就可以走路了。”瞧?很多时候,我不能把底下正在发生的事都说出来;我只是偶尔说出来。
我在中间这部分注意到,后面有一道光,但就在这里,有时候我看到光站立在那里,但我看不出那是谁,在哪里,所以我就等候,直到光移到别的地方。但我知道,人们得到了祝福,我为此很感谢主。
2

呐,通常在我们的聚会中,星期天下午通常是交给我传讲神的道。根据你们所称作的演讲者,我不是个演讲者,我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受的教育很少,但我爱主,喜欢谈论他,讲我知道是真理的东西。

我知道这里有很多来自福特韦恩的朋友。我记得一个晚上在福特韦恩的聚会上,我回来,刚进来,那里有个很在行或特别精通语法的人。他对我说,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的语法太差劲了。”
我说:“是的,先生,我知道。”
他说:“嗯,你犯了一些很可怕的错误。”
我说:“是的,先生,我知道。”他说,我说:“哦,我父亲死了,留下我母亲和十个孩子,”我说:“我不得不去工作,我一生都在工作。”我说:“我没有受过教育。”
“哦,”他说:“那不是借口,你是一个大人。”
我说:“是的,先生,没错。”
3

他说:“你可以接受函授之类的,温习语法。”

我说:“是的,先生,我想那没错,”我说,“但当我开始进入聚会后……”
“嗯,”他说:“用’俺啊、咱啊’,这对你讲道的所有人、成千上万人是个羞辱。”
我说:“哦,他们似乎处得很好。”
他说,他说:“哦,”他说:“我告诉你,”他说:“比如,今晚你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我想要纠正你。”
我说:“好的,先生。”
他说:“今晚你说所有人都上这讲坛来。”
我说:“是的,先生,不对吗?”
4

他说:“是的。”他说:“你应该说讲台。如果你说’讲台’,而不是说’讲坛’,人们会更欣赏你。”

所以我说:“亲爱的弟兄,我爱你。瞧?”但我说:“瞧,底下那些人不在乎我说’讲坛’还是’讲台’;他们想要我传讲福音,做正确的事。”是的。大概是这样的。
我总是记得,当我最初在浸信会教会里被按立时,你知道,一个年轻传道人是怎么样的,特别是浸信会。我希望有人听见这话。哦,我们把圣经夹在胳膊下,你知道,我们是牧师。我经常带着圣经走在街上,有人问:“你是传道人吗?”
“哦,是的,先生。”
5

我有点喜欢那个名号。这让我想起一个时候。我父亲过去是个了不起的骑手,他受了伤。他会驯服马匹,骑马表演,是个很棒的骑手,是个打枪的好枪手。他说。我记得有一天在家里,我想像我父亲一样。我们有一匹犁田的老马。你们这附近的很多人来自农场,是吗?你们知道犁田的老马是什么。我用那老马犁田,它一开始就很老。我用它犁田到晚上很晚的时候,爸爸要我牵它出去,这样我就不会伤害这匹老马。我那里有一个旧的饮水槽,用木头凿出来的。你见过吗?喂,今天我不是这附近唯一的乡村男孩,是吗?旧饮水槽和旧泵,你过去在那里压水。

我会叫来我所有的弟弟,让他们坐在谷仓的栅栏边上。我把饮水槽加满了水,这匹老马喝完水后,爸爸就会出去别的地方工作。我就进去,拿了他的旧马鞍,揪了一把苍耳草,放在马鞍下垫高,把绑带拉下来,爬上了这匹老马。
6

可怜的老马太老了,不能……它僵硬、疲惫,无法把脚抬离地面,只是站在那里,嘶鸣,你知道。我脱掉帽子,前后挥舞,说:“我是个真正的牛仔。”我所有的弟弟都坐在那里,你知道。我只是看了太多的电影,就是这样。

大约十九岁时,我告诉妈妈,我要上去印第安纳州童子军保留区、格林斯米尔露营。我跑出去,去了西部,去了亚利桑那州。我想:“我是真正的骑手,现在我破产了,为什么不赚点钱呢?”我听说有一场竞技表演。于是我为自己买了一条李维斯牛仔裤,去了那里,四处张望。我找到畜栏所在之处,他们从那里把马牵出来。我观看,那栅栏旁边坐着一大群毁容的牛仔,罗圈腿,整个面貌都破损了,我想:“喂,那是我所属的地方。”我爬上栅栏,坐在上面。
7

他们有一匹牵出来的马,召集人上前,说他是谁,那是多么有名的一匹野马。有人要骑这匹马。于是他们领了某个有名的骑手出来,当他经过斜坡时,必须用尽一切办法。我站在那里,看见这个人坐在马鞍上,腿很长的大个子,看上去是个优秀的骑手。当他一坐上马鞍,老兄,那匹马跳跃了大约两下,做了一个低肩腾越,骑手和马鞍都掉下来了,当他掉下来,搭救的人牵住马,救护车把骑手载走了。鲜血从他耳朵、眼睛、鼻子和嘴巴里流出来。于是,召集人走到栅栏旁边,所有应该是骑手的牛仔都坐在那里,都排好了队。他说:“任何人能在它上面骑三十秒钟,我就给他五十美元,”那是大萧条期间。

没有人能骑。大家都保持沉默。他骑到我面前,说:“先生,你是个骑手吗?”
我说:“不,先生。”我意识到那不是我犁田的老马。它里面不一样。
8

你知道,我过去四处走,说我是个传道人,一天我去了密苏里州圣路易斯,那里有个名叫罗伯特·多尔蒂的五旬节派传道人。那人在帐篷聚会上,他一直传讲到上气不接下气,双膝碰在一起,屏住呼吸。你能在一个城区远听到他,又继续传讲。有人说:“你是传道人吗?”

我说:“不,先生。”
9

我慢条斯理的浸信会方式想想也没那么快,所以我必须尽力而为。但我爱主。我喜爱把下午的这段时间……晚上的聚会总是为了病人。讲道是一件事。对付病人则是另一个恩膏,不同的恩膏,是天使站在附近。它闯进了另一个空间。

今天,有人走进旅馆,告诉我得医治的事,他们过去病得多重,多可怕,现在又多么健康。嗯,我不记得这人。另一个人告诉我他来自休斯顿的聚会,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得了严重的硬化症,或他的肝脏有类似的毛病。病了三十年,他说:“伯兰罕弟兄,那个晚上,每个病症都离开我了。”我看到老人现在就坐在这里。是的。他说:“每个病症都离开我了。”从此他痊愈了。他说:“你记得我吗?”
10

你知道,当你说“我不记得”时,似乎渺小。我不想那样说,但我实在不记得了。如果你告诉我这事,嗯,好像我是梦见了这事。他们告诉我,瘫痪了、躺在那里的妇人那天晚上得了医治。我实在不记得,确实是。似乎我梦见了有关的事。

呐,今天下午,我要读一个小主题,稍微传讲一个熟悉的题目,今天下午我要传讲:“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争辩。”由于我犯了一个错,我通知了聚会。我以为我两点半会在这里。如果我们呆到下个星期天,若是主愿意,我要传讲那个题目:“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信心争辩。”
呐,今天我想读圣经中一个熟悉的地方,是在《约翰福音》11章,有个人死了,又从死里复活了。你们相信耶稣今天仍是叫这人从死里复活的同一位主吗?朋友们,他是一样的,真的,他是一样的主耶稣。
11

整本圣经,在我看来,整个架构是个戏剧性的故事,从伊甸园开始,从伊甸园的门出来,一直出来,十字架的道路带领我们回去:都是神放在脑海里的一幅大图画。我能想象,看到神在创世以前,在还没有月亮、星星和任何东西时,看到神在遥远的太空里。神在脑海里画了一幅画,一切将是什么。他只要说出任何东西,说:“要有,”一切都开始出现在它的地方。神奇不奇妙?想到那个……

呐,看到神本着至高无上的大爱,降临,拯救像你我这样失丧的罪人。我无法明白。难怪诗人说:
真神之爱何等丰富!伟大无限无量,
永远不变永远坚定,天使圣徒颂扬。
我要从11章18节开始读一些经文。
伯大尼……伯大尼离耶路撒冷不远,约有十五弗隆的路。19 有许多犹太人来看马大和马利亚,要为她们的兄弟安慰她们。20 马大一听见耶稣来了,就出去迎接他;马利亚却仍然坐在家里。21 马大对耶稣说:主啊,如果你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22 但我知道,就是现在你无论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这岂不很棒?)23 耶稣对她说:你兄弟必然复活。24 马大对他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25 耶稣对她说:我是复活和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26 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27 她对耶稣说:是的,主啊,我信你是基督,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12

我们低头一会儿。我们的天父,我们多一天站在永恒或主再来的这头,我应该说……知道也许这群会众中有人还从未接受你的爱子作他们个人的救主。

下来时经过公园,看到游泳池里满了人,半裸的年轻女子躺着,在公园里伸展身子,不关心,没有意识到她们如此崇拜的那个美丽身体有朝一日会有虫子爬进去,她们的魂必须在审判中面对神。主啊,我祈求今天下午发生一件事,使人们醒来,意识到我们临近尽头了。
我们为你这个星期为我们做的事感谢你,感谢你使聋子听见,瘸子走路,以及你所行的许多大能的神迹奇事。真的,无可争论,纯正的神的大能末日运行在人类中间。
13

今天这群人聚集在这帆布篷下敬拜你。主啊,你的很多儿女疲倦了,他们看到这些恶人兴旺。愿他们看大卫,当你对他说:“是的,我看见恶人铺开青翠树,”又说:“留意看他的结局:那是讲说一切的时候。当死亡的天使进入房间,烟雾开始漂进房间的时刻,我们知道我们要走过山谷,那时怎么样呢?”

神啊,今天祝福你的儿女们;提升他们的信心;祝福他们的魂,愿他们因我们的救恩靠神欢喜。愿病人得医治;愿许多坐在这里的病人和受痛苦的人,心里抓住圣灵,愿他们的信心今天照亮,被带去,父啊,请应允。
主啊,求你帮助我——你的这个无用的仆人。借着你的仆人前所未有地说话。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14

我知道,他们要……大约六点他们要开始发祷告卡。我们得早点结束,只用一点时间给你们讲道,你们祷告。

今天下午这里有多少基督徒?让我们看看,哦,太好了!哦,几乎是百分之百。呐,今天下午我们读的主题是关于我们主耶稣基督早期的事工。他很受人欢迎。如果你注意他,第一年,他很受欢迎,第二年成了一个圣人,后来他们钉了他十字架。
首先一切都是新的,到处都有花哨的东西。大家都来看这个了不起的人,他能知道人们的意念,做天父显给他做的事:使瞎子看见,聋子听见。人们从未听过这样的事。但后来当时的宗教领袖宣告他是个魔鬼。我想我站得太靠近麦克风了。他们宣告他是个魔鬼。当然,人们被这样教导,将来人们也是。好了吧,更好吗?那是……好的,我不想震聋你们。
15

他们发现他们的宗教领袖不相信耶稣。他变得很不受欢迎。只有在穷苦人中间,百姓中间。圣经说百姓喜欢听他。但那种有了不起的社会地位和今生有许多东西、钱财很多的人,他们不理会耶稣。哦,某某博士说耶稣是个狂热者,是个鬼魔。他什么也没有,所以人们远离他。他们去找自己的团队。哦,物以类聚,这是真的。

但那些相信他和爱他的人跟他在一起。其中有一家是名叫拉撒路的男孩和两个姐姐:一个叫马利亚,另一个叫马大。呐,历史学家告诉我们拉撒路是个文士,抄写和翻印律法的副本。若是有人知道那是多么严格,在词上出一点差错就意味着事情不一样。它必须是完全的,必须是个诚实、有名望、圣洁的人才能抄写。所以他一定是个好人,有良好的宗教立场。
16

我们得知,马大和马利亚做一些针线活,为圣殿做挂毯等等。只有他们在世,他们的父母去世了。我想当时耶稣的养父约瑟也去世了。耶稣来跟他们同住。他那么出名,以至他的工作传到了一个地步,必须离开。

呐,他住在……到了定期。万事都按定期而来。你们相信吗?万事……你每年秋天种小麦,来年春天小麦长出来,或神让它长出来。你在春天种玉米,秋天收割。万物都有定时,就像他的生命,有开始,有最好的时候,结束的时候有阴影。
17

弟兄们,我们的事工也一样。它有最好的时候,有开始的时候,有中间部分,有最好的,然后结束。你的生命以婴孩开始,然后是青春期,接着是中年,然后结束。太阳也一样,在东方升起,在西方落下,万事都有开始和结束。

每次神准备在地上做一件事,总是……在他赐下审判前,他先差来怜悯。当人们弃绝怜悯时,就只剩下审判了。对吗?如果你不接受怜悯,那你就只剩下审判了。在神做任何事之前,他总是预告人们。如果你相信,我相信我们在康纳斯维尔的人今天是个预兆。神做事不是要当小丑,他不是。他不演戏。他做事有一个目的。每个字都恰到好处。一笔一划也不会落空,永远立定。
我想到那节经文:“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天上没有人怀疑它。是我们必死的人怀疑它。天上的一切都相信神的道。不管神说什么,问题就解决了。“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已经安定了。
18

注意,在耶稣来到前,这事从伊甸园起就被预言了,施洗约翰也被预言要来。撒迦利亚……我要你们注意这家人:一个虔诚、圣洁的人。一件可怕的事发生在他们家里,他们有个孩子,哦,是他们想要一个孩子。当时没有孩子是件羞耻的事;今天几乎有孩子成了羞耻的事。变化太大了!人们没有时间养育孩子。

听着,这是我的下午,要在聚会中与主同在。我只说主告诉我说的事。但这是悲哀的日子,人们造了洗衣机、洗碗机等等,给妇女有时间去逛酒吧,喝酒、抽烟,往外面跑等等。是的。成了爱管闲事、游手好闲的人,有很多时间,却没事干。如果你有洗衣刷,有这种洗衣机却回去洗衣服,像我妈妈过去所做的那样,这会更好。是的。
19

呐,不但如此,还有男人,他们必须设定时间,好让他们能出去打高尔夫或做类似的事,锻炼一下,除掉身上的一些脂肪。何等的遗憾!世上的其他人快饿死了。你认为我们不会因这些事受到处罚。我们肯定会的。我离开了各国,那些可怜的小孩子紧搓双手,紧闭双眼,哭喊,他们那样脏兮兮的脸蛋,哭着要一块面包。在美国,有时候在下午或半下午,八美元的一盘,一半被扒到垃圾桶里喂猪了。这不对!弟兄,时候要到,神也要让我们为这些事交账。

但撒迦利亚这个人和他妻子伊利莎白是义人,圣洁,常常祷告。呐,以色列的预言应验的时候到了,然而这预言已经讲了八百年或七百十二年。“在旷野有人声呼喊说……”
20

留意神预言的车轮,就在那个预言准备应验的时候,当那个人到那里时,另一个呼召要在那里了。耶稣将准时来到这里。教会将准时升上去。没有任何事会失败。正如神已经命定了,事情必将如此。

呐,留意这些人。毫无疑问,神降临在地上,四处观看,寻找某个能应验他话语的地方。他找到了一个名叫撒迦利亚的人,这人是义人。神总是等候,得到下等人、缺少食物者和被驱逐者。那是我爱他的原因;他将我提拔。这世上的穷人,就是心里谦卑、愿意学习的人。
21

神找到了撒迦利亚,他在自己的岗位上忠心,摇香。这一天,撒迦利亚进去烧香,呐,一个老人,妻子早就过了生育的年龄,主的天使站在祭坛的右边;撒迦利亚转过身看他,那是天使长加百列。瞧,神可以差遣很多天使,我们大家都有守卫天使。神的儿女,耶稣说:“你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些小子;因为他们的天使常见我天父的面。”[太18:10]是真的吗?要小心你怎么反对基督徒。最好要……你使他们中的一个人跌倒,倒不如把石头拴在你的脖子上,淹死在海里。要小心。瞧?

22

呐,神差遣很多天使,但当你听到加百列从荣耀降临时,这就不是一件小事,一件大事就要发生。加百列。现在又是了。加百列宣告了基督的第一次到来,加百列也要宣告基督的再来。阿们!他是站在荣耀中至大者右边的天使长。

这位祭司站在那里,也许正在祷告,摇香,人们在外面祷告。他观看,加百列站在那里。何等的感觉!但天使告诉撒迦利亚,说:“你在神面前蒙恩了。撒迦利亚,你在坛上供职的日子满了后回家,你上去示罗,回到家,”天使说:“你要跟妻子同住,她要怀孕生子。”何等的信息!
23

注意,一个人在他的教会道路上如此一成不变,尽管知道他是站在天使的面前,却说:“这些事怎么可能呢?”换句话说,“它们不可能,我妻子五、六十岁了。嗯,从她是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时,我就跟她住在一起,她已经过了生育的年龄。这些事不可能。”

注意,我喜欢这样。神下决心要应验他的道。下个星期天,我要讲拣选和呼召。注意。天使说:“我是站在神面前的加百列,我的话必在它们的时候应验。只因你怀疑,你要哑巴,直到孩子出生的日子。你要给他起名叫约翰。”
24

喂,这真了不起,是吗?注意。你相信那天使死了吗?不,先生,今天下午他正在聆听。注意。首先我们知道,我们发现人们都纳闷他为什么呆了那么久,他们后来观看他,发现他打手势。他们看出他见到了异象。

他回到家。正如加百列说的,事情如此成就了。伊利莎白怀孕了。哈利路亚!神的道那么说了;事情必须成就。伊利莎白老了,也许更年期过了很多年。但注意,那位祭司怀疑事情会那样。他有很多的例子,事情以前发生过。但是他在自己的事上怀疑。
呐,你说:“我看到这个人得医治,那个人得医治,但至于我,我不知道。”嗯,医治也是给你的。
你说:“我知道,这个人快乐极了,因为他们领受了圣灵,但我害怕邻居会取笑我。”
25

你干嘛在乎邻居说什么呢?神不是把你造成小丑,他在造圣徒。神对此怎么说呢?邻居说什么没有任何关系;关键是神怎么说的。阿们!你知道,我开始感到灵里兴奋了。我感觉到。我相信今天下午圣灵在这里祝福他的百姓。

哦,我想,我看到撒迦利亚怀疑这话,但不久伊利莎白怀孕了。她藏了六个月,因为她怀孕了,要生孩子了。六个月后……现在我们翻过画面,看别的地方,到了拿撒勒,世上最下等的城市,比康纳斯维尔、杰弗逊维尔或任何城市都更糟糕。哦,可怕!
26

注意,让我们在这里做一点戏剧性描述;我们想象是星期一。通常那是女人最糟的一天。当我在家时是;我必须提洗涤用水等等。我相信我妈妈今天下午在场。我看到几分钟前我弟弟在这里,我想象妈妈在场。

我常去砍槐树枝,拖进去,放在火里,在外面的旧水壶里烧洗涤用水。记得妈妈常做果酱。我常进去,你知道,夏天我会出汗,那些黄色的西红柿。你知道,它们很好,用来做成果酱。在寒冷的早上把它们倒在热饼干之间,我告诉你,它们很好。妈妈把它倒进去,我会说:“噢,妈妈,那火够热了。”
她说:“哦,它们还不够热。”正在煮,在冒汽。
我说:“为什么还不够热呢?”
27

她说:“它们好了之前必须爆开:爆开。只管继续加木柴,直到水开始爆开。”冒泡,你知道,空气升上来,爆开。

我想那是个很好的说明。让我想起美好的圣灵聚会。你正在挖一些木柴,继续扔在火里,直到它们开始爆开。是的。准备好封印。在你能把铁烧热,准备用它制成别的东西前,你必须把它烧热,把它放在铁砧上,打出火星来,开始铸造它。神必须先有一场热身的聚会,他必须使你的心转向他。然后神才能把你做成一样东西,在纯洁没有搀杂的信心中把你铸造成神的儿女。
28

注意,我能看到马利亚回家,作为一个典型的东方人,水顶在头上,从处女泉上来,经过街道等等,街上没有人。她穿过所住的巷道,也许旁边有一座小棚屋:很穷,跟她寡居的母亲同住。这个星期一——洗涤的日子,走在路上,她正走着,还是个童女。不管城市多么下贱,她是个童女;她相信神。突然,一道大光出现在她面前。天使长加百列站在这光下,哈利路亚!阿们!不要让那句话吓到你,“阿们”的意思是“但愿如此”。是的,天使长加百列站在那里,说:“马利亚,我问你安,你在女子中是有福的,你已经在神面前蒙恩了。”

29

“什么?来自全国最下贱城市的我?一个住在后面巷子里贫穷的女孩?我蒙了神的恩惠?”

天使说:“是的,你蒙了神的恩惠。”
这位天使的问安吓到了童女,天使头上悬挂着一道光。他站在光中,说:“我问你安。”这会吓到你,会吓到任何人。
呐,我想要看,观察他跟童女说话的时候。他说:“你已经在神面前蒙恩了,你要生一个儿子,要给他起名叫耶稣。”
“嗯,”童女说:“怎么会有这些事呢?”
天使说:“圣灵要荫庇你。(阿们!)你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呐,记住,你们相信吗?神是个灵。
不久前,我正跟一个人交谈,他说:“传道人,你不是真的相信那是真理吧?”
我说:“是的,我相信。”
30

他说:“瞧,那只是小小的疏忽。约瑟跟这个女子、这个女孩同住。”约瑟是个鳏夫,有四个孩子。他说:“瞧,他跟那女子同住。我相信那只是个小小的疏忽,你说呢?”

我说:“不,先生。我相信耶稣是神纯正的儿子,从童女所生。”
他说:“怎么可能呢?”
31

后来发现,这人不信神。他说:“这违背了所有的科学法则,伯兰罕弟兄,不可能。”他说:“瞧,没有花粉,小麦就不会长,玉米也不会长。没有雄性和雌性,没有东西能繁殖。”他说:“甚至树都得感到厌烦,改变等等。花粉借着蜜蜂从这里带到那里,成了雄性和雌性,不然它们不会长。”他说:“这违背了所有的科学法则。”

我说:“但这是神,科学的创造主。”
他说:“这不可能。”
我说:“我想要问你一件事。你不相信有一位神吗?”
他说:“不相信,先生。我不相信那是什么童女生子;我不相信过去有那样的事,将来也没有那样的事。约瑟这个人,就是耶稣的父亲。”
32

我说:“我想要问你一件事。你是要告诉我那对人、对伟大的创造主——神完全不可能吗?”

他说:“没有那样的事。”
我说:“注意,听我讲。”我说:“你相信创造主神生下这个孩子不可能吗?你承认耶稣有一位地上的母亲,我也承认。但除非他有一位地上的父亲,否则就不可能有他。”
他说:“是的。”
33

我说:“我想要问你,第一个人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他是怎么来到世上的?任凭它是蝌蚪、猴子,不管你想称他是什么,他是怎么来到世上的?根据你的陈述,他必须有爸爸和妈妈。”是的。我说:“他的爸爸妈妈是谁呢?”

直到今天他也没有回答我,他回答不了。神创造了这个儿子。是的,先生。我相信血细胞来自男性。这是真的。我们知道这点。你们这里很多人是农夫。你的母鸡可以整个夏天下蛋;但如果它没有跟公鸡交配,那些蛋就永远孵不出来。是的。
鸟儿现在搭巢,鸟妈妈可以在外面的树上搭巢,下一窝满满的蛋,从未跟公鸟交配,它可以坐在那巢上,孵那些蛋,把蛋翻过来翻过去,变得很可怜,甚至飞离不了巢窝,保持那些蛋温暖。但除非它跟公鸟交配过,否则那些蛋就会留在巢里烂掉。它们是不能生育的,因为生命细胞来自雄性。
34

这让我想起你们这附近一些冷淡、形式化的教会:有一窝满满的蛋,你让他们挤成一团,称他们执事。最好把巢拆掉,找别的东西。他们不相信神的医治;不相信神。他们从未跟雄性交配,得到生命的触摸,是的。这是事实。最好拆除这巢,重新开始。是的。不管有多少执事,你把他擦得发亮,称他这个、那个或别的,或拍他们的后背,把他们的名字记在教会的册子上,他们仍是死在罪恶过犯中,直到他们重生了。是的,先生。这是真的、

35

注意,快点。父神,圣灵荫庇了童女,父神,万有的创造主在那女子的子宫里创造了血细胞,生出了儿子基督耶稣,神在地上的帐棚。阿们!

我们得救不是借着从性来的血,我们得救乃是借着被造的血,借着神自己的血。他是在各各他十字架上流出的血。那就是为什么我对救恩和神的医治有信心,因为那是神自己的血从他自己儿子的血管倾倒在各各他十字架上。阿们!那是为什么我们能站在敌人面前,说:“它是对的!”如果你回到基本的事实上,找出它是什么,就知道自己站在哪里。我们得救是借着神的血。
36

呐,这个童女全身兴奋。注意,这就是我喜欢马利亚的地方。阿们!不是像那个传道人撒迦利亚一样怀疑,她说:“看哪,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

她不像撒迦利亚那样想要弄明白。“嗯,”撒迦利亚说:“瞧,我妻子老了,”等等。我们有很多的例子。看看在殿里的哈拿,看看撒拉。许多年老的妇人因神给她们的祝福生了孩子。他有很多的例子。但马利亚必须相信从未发生的事。
哦,这就是我喜欢马利亚的地方,在她感觉到生命之前,在有任何外在的身体明证之前,在她身体里的一样东西停止之前,在她感觉到生命或任何东西前,她开始出去见证她会有孩子。哈利路亚!愿神赐给我们更多一些照神的道接受神的马利亚。神已经借着他的天使那样说了,其它事情发不发生没有任何关系,她会有一个孩子,因为她照神的道接受神。阿们!
37

如果今天下午我们在这群会众里有那样的人,我们中间就不会有一个病人。照神的道接受神,开始欢喜。

她到处走,告诉大家:“要有一个孩子。”
“你怎么知道你要有呢?”
“神那么说了。”
童女。哈利路亚!阿们!我喜欢这样。好的。她照神的道接受神,开始欢喜。她不能站着不动;她必须去告诉人。每个进来跟神连上的人都必须告诉别人。是的,先生。
她出去了。天使告诉她伊利莎白的事。伊利莎白是她的第一代表姐。她必须去找伊利莎白。于是她穿过拿撒勒街道,进了犹大地,上了山区,去找伊利莎白,告诉她自己会发生什么事。她知道伊利莎白已经要做母亲了;伊利莎白已经怀孕六个月了。她们将有一段欢喜团聚的时光。
38

瞧,我能看到马利亚上去见伊利莎白,伊利莎白出去迎接她。我想象,伊利莎白看到她来,跑出去,拥抱她,搂住她,开始亲她。“哦,伊利莎白,我很高兴见到你。”

“马利亚,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她们就是这样问安的。她们彼此相爱。你现在再也看不到那个了。爱快要消失了。弟兄,你知道这可不可怕?人们再也不互相关心了。嗯,过去我们在乡下有农场,当邻里有人生病时,我们会过去,帮他们砍玉米或砍柴,拿进去,做我们能做的任何事来帮助他们。
但他们再也不那样做了,你知道你邻居死了的唯一方式就是你在报上看到的时候。你不知道有关的任何事。弟兄的爱停止了。这是不是事实?
39

那天我跟某个人一起开车,有个妇人走在街上,她认得我妻子,说:“你好!”

我说:“你跟她说话了吗?”
妻子说:“说了。”
我说:“我没听见。”
她说:“哦,我转过身笑了。”
我说:“不是那样,露齿而笑。你发出’喂’,我不喜欢那样。”
我在迈阿密从聚会上出来,博斯沃思弟兄,那里有个贵妇人,她在帐篷的边缘后面。博斯沃思弟兄说:“伯兰罕弟兄,让我们得到这地方的贵妇人想要跟你握手。”
我说:“哦,她不比其他人更大。”瞧?我说:“她只是一个妇人。”
他说:“哦,我告诉她说她不能跟你说话,但如果我们像这样经过那地方,哦,她可以跟你握手。”
我说:“哦,那取决于你。”
40

星期天下午传道聚会结束后,我走到后面,她身上穿的衣服大概只够你塞在阿斯匹林盒子里。她来了,手杖上架着一副眼镜,像这样伸出来。呐,你清楚地知道,没有人能透过离她那么远、像这样伸出来的眼镜看见。

她来了,像这样昂着头,透过那副眼镜观看,手臂上戴满了手镯,耳环垂下来,好像魔鬼马鞍上的马镫。她像那样开始走过来,那副眼镜架在眼睛上,说:“你是伯兰罕博士吗?”
我说:“不,夫人。”我说:“我是伯兰罕弟兄。”
她说:“哦,伯兰罕博士,我太想见你了。”
她像这样举起那肥大的手。我抓住它,告诉她:“把手放下来,让我再见到你时能认得你。”
41

那一切的东西,摆架子。什么也不是。荒唐。肯定的,你究竟是谁呢?穿着一件五十美元的外套到处走,鼻子往上翘,如果下雨,那会淹死你的,你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你是六英尺的尘土。如果你的魂没有得救,你就失丧了!没有别的方式脱离它。但那就是今天的世界。“哦,我们是个人物。我们属于某个地方。”然后取笑人,称人是圣滚轮。哦!

我能看到马利亚跑出去,抱住伊利莎白,她们互相拥抱。我能听见马利亚说:“哦,伊利莎白,我很高兴见到你。”她知道伊利莎白要做母亲了。她说:“我听说你要做母亲了。”让我们现在戏剧化地描述这事。
42

我能听见伊利莎白说:“是的,马利亚,是的,但我担心。”

“为什么呢?”
“嗯,我要做母亲已经六个月了,却还没有生命。”呐,那完全不正常:大约两三个月。她说:“六个月了,毫无生气,我担心这点。”
“嗯,”马利亚说:“我并不担心。听着,我知道你要做母亲,因为天使那样告诉我。但天使也向我显现了,说我要生一个儿子,我还没有出嫁。我要给他起名叫耶稣。”
当耶稣的名一借着必死之人的嘴唇说出来,那个在母亲子宫里毫无生气的胎儿就受了圣灵的洗,开始欢喜跳跃。是的。
弟兄!如果它会使一个在女人子宫里的死胎欢喜跳跃,对一个重生的教会又该做什么呢?确实是。当耶稣的名第一次借着必死之人的嘴唇说出来,阿们!谈到鬼魔尖叫着出去,罪人哭泣……那个名,你不能抛开它,半途敬畏它,还拥有它的能力;你必须相信它,敬畏它。神必应允。
43

她说:“当你问安的声音,是有福的……”圣灵降在这位母亲身上。她说:“我主的母是从哪里来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子宫里的胎儿就欢喜跳跃。”

谈到叫喊新的事,哦,它是世上最古老的宗教,叫喊的宗教。世界创立之前几千年,一天神问约伯,说:“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那时晨星一起歌唱,神的众子一同欢呼?”谈到新的事,我们只是得到了古老的新事,就是这样,确实是。欢呼,何等的时刻!
44

当这位约翰出生时,他将是怎样的孩子呢?哦,我看到他从旷野出来,身后没有翻领,没有一天三餐吃炸鸡。不,先生。他身上裹着羊皮,束着骆驼皮的带子,但他传讲了悔改。他搅动了周围的地区,传讲基督。

弟兄,当基督在简易中却又以大能被传讲时,当永生神的基督对人们成为真实时,每次都会搅动列国。确实是,一直都是。神的大能总是在各个时代与他的子民在一起。我想,昨晚它临到以色列人身上,当他们到了一个地步,有时候我们受了挫折。当他们到了加低斯巴尼亚,他们受了挫折。神为他们开了一条路。当他们在红海边上时,神分开了红海。
45

看看他们,他们从那个国家出来,没带一样东西,头顶上只有一盆满满的面。你不用等到你停止所有的卑鄙,只要照你本相上来。那是你想要的方式。你说:“哦,当我除掉这个,当这个、那个时,我就来。”现在就照你的本相上来。

注意,当他们去到另一边时,面吃光了。神总是提供一条路。那天晚上,当他们上床时,我能看到先知出去祷告。次日早晨,他们醒来,往地上四处观看,有吗哪落在地上,好像白霜。吗哪尝起来好像蜜和小圆饼。他们出去,开始捡吗哪吃。哦,吗哪很奇妙。整个旷野旅程非常完美地预表了我们今天的吗哪。看看他们,神供应他们对吗哪的需要。当他们……他们说:吗哪尝起来像磐石里的蜜。你曾尝过从天上由神那里降下来的属天吗哪吗?比我所尝过的任何蜜都更甜。
46

呐,首先你知道,人们认为吗哪不需要定量,所以他们就出去,收了足以维持很长时间的吗哪。人们也是这样去教会,复活节一次,认为他们足以维持到明年。

不久前,某个福音派大教会的一位牧师告诉我,他说:“伯兰罕牧师,我总是在复活节祝我的会众圣诞节快乐、新年愉快。到明年复活节前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人们想要在那里那样做。但他们发现他们必须每天收新的东西。他们收集保留的东西,无论如何总有一些人去收。他们发现吗哪变质了。虫子进去了,坏了。
47

今天在五旬节派里我们很多的经历也是这样:里面有很多的虫子。是除掉那东西的时候了。不是我们三十年前做了什么,而是今天我们做什么。今天跟神的经历是什么?变质。你说:“哦,二十年前我有一个美好的经历。”现在怎么样呢?“哦,很久以前我就相信主。”但现在怎么样呢?

注意,我爱这点。他说:“吗哪尝起来像蜜。”让我想起了大卫。大卫是个牧羊人。古时的牧羊人常像这样身上带着一个囊包。他们把蜜放在包里,自己吃一些蜜。但当羊生病了,他们就去到石灰石那里,取一些蜜涂在石头上。然后他们把生病的羊带到石头旁边,生病的羊会去舔这蜜,舔到了蜜,也舔到了石头里的石灰,石灰会医治生病的羊。
48

弟兄,这让我想到今天下午我在这里有一包满满的蜜,我要把它涂在基督耶稣这块磐石上,你们生病的羊去舔他,我告诉你们,你们会找到基督。阿们!我不会把它涂在教会上,我要把它涂在它所属的地方:涂在基督耶稣身上,你的医治大能和救恩所属之处。你们生病的羊赶快去舔,看会不会很快痊愈。在基督耶稣这块磐石上,他们舔啊舔啊舔啊舔啊,他们舔得越多……石头有一样东西,它有医治。

49

在古时,他们常有一块疯石。每次有人被狗咬了,被疯狗咬了,他们就会带这人去贴着石头。如果他贴住了,他就痊愈了。如果他贴不住,他就死了。我知道,磐石,万古的磐石,每个生了罪病或身体生病的人都可以来就这块万古磐石,贴住他,持守他,感受他。神有责任带你去各各他,得到通过基督耶稣这块磐石流出来的医治能力,今天他因着基督耶稣会医治每个生病的人(是的),使每个罪人痊愈,给沮丧者带来喜乐。

弟兄,今天我们在这地区附近需要的不是宗教的聚会;我们在全地区有了太多的聚会。不久前,某个非常有名的布道家经过这地区,在挂名的教会中间非常有名的。他去波士顿或上面一个地方,他在那里说:“不到六个星期他们就有两万人归主。”
50

一群普通信徒和传道人回去找卡片,大约两个月后,他们找不到二十个坚持的人。为什么?他们走得不够远。他们没有坚持。问题就在这。我们今天需要的是美好、老式、圣徒保罗的复兴,圣经的圣灵重新在教会里传讲。是的,我的弟兄姐妹。

让我想起我弟弟和我在这里的时候。一天我们去溪边;我们都是小男孩。我们发现了一只老乌龟。你知道它们在印第安纳州是什么:样子怪异的家伙,你知道,四条腿摇摇摆摆走路的样子。我们认为那是最怪异的东西,所以我们上去抓住他。乌龟“咻”地缩回到了壳里。
51

这让我想起很多不相信神医治的人。要是布道会进城,他们说:“咻,你不要去那里,那群圣滚轮什么也不是。”瞧,就是这样。

所以我说:“等一下,我要让它动。”我从树上折了一根树枝,用力地抽打它。对它没有任何益处。你不能将它抽打到他们里面,他们就是不愿接受。我说:“我要搞定它。”我带它到溪边,把它按在水里。只有一些水泡冒上来,事情就是这样。
弟兄,你可以这样、那样给他们施洗,头向前,来回三次、四次,不管你想要什么。他们下去是个干的罪人,上来是个湿的罪人,仍然是个罪人。
52

你知道我做了什么吗?我生了一点火,把这伙计放在火上。这时它动了。今天我们需要的不是加入教会,争论洗礼的事,只有圣灵和火会使任何教会动起来。让圣灵回到教会里,让使徒、教师等等去到他们的位置上,让圣灵像那样浇灌教会,看看发生什么事。迹象、奇事、异能必随着,肯定会的。

我知道,你们以为我癫狂了。以后你们要叫我圣滚轮,最好现在就开始叫。也许我是。但如果你想要像我一样站在这里,你就会做同样的事。
注意,神应许了要祝福他的子民。在我们离开前,我又想到了那吗哪。它是个预表。旧约所有的事都是新约的预表。我在那里看到圣灵降下吗哪。那吗哪要维持他们,整个旅程从未停止。
53

呐,注意,吗哪继续降下来。呐,摩西告诉亚伦,出去收取几俄梅珥吗哪,把它放在方舟周围的至圣所,以后,每个祭司(明白吗?),每次进入祭司职任的祭司都能吃一口起初降下来的原本吗哪。

呐,吗哪在那后面永不变质,它在至圣所里。每个进入祭司职任的祭司,当他被按立作祭司时,他们拿一把吗哪,给他吃一口。他尝了一口起初降下来的原本吗哪。
那是圣灵多么完美的预表!神在五旬节浇灌对人们的祝福。他们一百二十人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男人女人一起祷告。突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有分开的舌头落在他们头上,他们就被圣灵充满。他们冲到街上,作见证,赞美神。
54

注意,那是我们的吗哪,要带领圣灵的教会经过各个时代,直到耶稣降临。哈利路亚!注意。它要持续多久呢,你们教师知道圣经吗?彼得说。当他们开始摇摇晃晃,尖叫,外面教会全福音奇迹或狂热的世界向他跑来,说:“这些人是喝醉了。”

你能想象吗?听着,天主教徒朋友们和你们其他的人。蒙福的童女马利亚就在他们中间。如果神甚至不能让神儿子的母亲进入神的国,直到她被圣灵大大充满,举止像一个酒醉的妇人,你们少了东西要怎么去呢?那将是什么呢?仔细想一想。圣经说马利亚在那里。基督的母亲必须经历五旬节,呆在耶路撒冷城里,直到被圣灵大大充满,摇摇晃晃,好像醉了一样。阿们!这是真理。这是圣经。
55

当他们到了外面,彼得这个懦夫被圣灵充满后站在肥皂盒或树桩什么的上面。人们都在嘲笑,说:“看看那群圣滚轮;看看他们在那里。他们举止好像醉了。”他们摇摇晃晃,如果你参加过其中一场聚会,太好了!是的。

看看摩西,它的预表。以色列人过了红海,摩西在另一边回头观看,看见所有的工头都淹死了。预表我们经过基督的血,洁净了,经历成圣的能力,放在一边,脱离了罪,回头看见所有的抽烟、喝酒、纸牌会、电影和一切世上下流生活的事都死在基督的血里。摩西举起双手,开始在灵里唱歌。女先知米利暗拿起手鼓,在岸上跳跃,敲打手鼓,跳舞。以色列女子跟着她,打鼓,唱歌,跳舞。如果那不是老式的圣灵营地聚会,我就从未见过一场了,阿们!在灵里唱歌,在灵里跳舞。阿们!
56

瞧,弟兄,当门徒都很开心时,另一边却在讥笑、嘲笑、取笑他们。彼得站在肥皂盒或树桩上,说:“以色列人哪,这件事你们应当知道,也当听我的话,因为这些人不像你们所认为的那样醉了,这是巳初,”酒吧还没有开。他说:“但这个就是那个!”

弟兄,如果这个不是那个,我要持守这个,直到那个来临。阿们!他说:“这个就是那个,是先知约珥所说的:神说,’末后的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在天上我要显迹象,在地上有火柱、烟雾。这都在主大而可畏的日子未到以前,到那时候,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他们觉得扎心,就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
彼得说:“悔改,你们各人要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浸,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
什么?吗哪。我们有一罐满满的吗哪,我们要在那里举起来,它是给你们的儿女并你们儿女的儿女,和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今天想要领受圣灵的人,他们得到了同样的吗哪。
什么?他们不肯接受看上去像圣灵的东西,但他们已经尝了一口,心里充满了五旬节降下来的原本吗哪。神把它留给每个世代。哈利路亚!阿们!它带来同样的结果:摇摇晃晃像酒醉的人,充满了圣灵,有神迹奇事。阿们!咻!我感到灵里兴奋了。
57

注意,神祝福了,应许了他要降下来。是给谁的呢?“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你们儿女的儿女,和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印第安纳州康纳斯维尔,不管是哪里,如果神仍在呼召,他就仍在给每个祭司……我们是祭司吗?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民,来到神面前,献上灵祭(什么?),就是我们赞美主名之人嘴唇所结的果子。我今天下午流了很多口水。

你知道问题是什么吗?我刚到过加拿大,吃了一些新葡萄;我醉得不行了。阿们!它使你流口水。是的。哦,这是真的。
哦,我看到这是个什么样的婴孩,出生前就在母亲的子宫里跳跃,领受了圣灵。他不是伪君子,他要有他所谈论的东西。所以他出去传讲圣灵。
58

他站在那里传讲。我们得快点,我看到我的时间过得真快。呐,我感到太好了。瞧,我在那里注意了一会儿。

耶稣来了。我们大家都知道他的出生,他什么时候降生,他的事工。我们现在赶快回到主题上。注意他走过来了。
首先你知道,他开始很受欢迎,以至他必须离开拉撒路的家。当耶稣离开了拉撒路的家时,痛苦和疾病就进来了。当耶稣离开你的家时,痛苦和疾病就进来了。呐,在这件事上,不是因为耶稣被迫离开或被赶出去;他有一个异象,神差遣他离开。
拉撒路病了。你能想象当时耶路撒冷的批评者吗?他们说:“哦,他的好友在哪里呢?那位神医在哪里呢?”
“哦,我们已经打发人叫他了,他却不理会。”
59

哦,打发人叫牧师,他却不理会,没有来。你会怎么做呢?“哦,赞美主!我再也不跟那个老牧师玩了,我要去这里,加入神召会,或我要加入这个或加入那个。”

那就是你一事无成的原因。是的。呐,他们从未告诉我说这话,但是弟兄,如果你不能对你的牧师有信心,就离开他。是的。今天如果你对你的牧师有信心,他就能帮助你。但你必须相信他。相信他是属神的人。有时候,他不能在你每次打响手指的时候来,说不定,他应该跟随神说做的事。是的。
60

呐,但他们说……他们又打发人去。当他们又打发人去时,耶稣走得更远了。哦,何等的情形!拉撒路真的生病了,死了。他们抬他出去,薰了他的身体。把他抬去,放在坟墓里。耶稣知道拉撒路死了。于是他告诉门徒。你们熟悉这故事。他回到耶路撒冷。呐,我能听见一些人说:“是的,我们听到那个圣滚轮在来这里的路上,那位神医又来了。老兄,拉撒路早死了,哦,如果耶稣早在这里,他肯定能医治拉撒路。”

但这个老马大,我有点喜欢她。她对事情太拖拉了,但你一直注意到当马大忙于做事时,马利亚坐在耶稣脚前听道。现在该偿还了。马大起身了,她听到耶稣来了。她穿过街道。我能想象和看到批评者说:“现在你去哪里?这次事情怎么样?我想是出去看耶稣。”
61

她挤过去,从未理会。她去到了耶稣所在的地方。看上去她自然有权利责备耶稣,说:“为什么你不来看我兄弟呢?”仔细听。“当我们叫你时,为什么你不来呢?我们留你在我们家里;拿我们的钱给你付账。我们用自己的食物供养你,给你衣服。当我的兄弟病了时,我们打发人叫你,你却转背对着我们,走了。”

每一点都是事实。但是弟兄,让我现在告诉你一件事。关键是你对神的恩赐的态度,你就近的态度决定了你会从中得到什么。你以错误的方式来到神面前。耶稣走进了城里。
但马大没有那样做。她跑到耶稣跟前,俯伏在他脚下,说:“主啊,(那就是耶稣)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62

哦,我喜欢这样。马大知道那是神的儿子。呐,我认为她得到这点,一定是读了圣经。一次,有个书念妇人,她没有孩子,以利沙祝福了她,她就生了孩子。孩子到了大约十岁或十一岁,一天,(我想小家伙是中暑了)白天约十一点,他进来喊叫:“我的头!我的头!”父亲送他回去。孩子进去,晌午时就死了。妇人原来盖了一个地方,让先知住在里面。

注意那位母亲,多么恰当。她抱起死去的孩子,抱到先知的房间里,放在先知的床上:放孩子的好地方。她说:“给我备驴子,往前走,我若不吩咐你,就不要停下。”我喜欢这样。
是的,她丈夫说:“这既不是月朔,也不是安息日,先知必不在那里。”
她说:“一切平安无事。”
63

呐,神没有向他的先知们启示一切的事;你们知道这点。以利沙站在洞旁边,观看,对基哈西说,他说:“那个书念妇人来了。她在哭泣,她出事了。神向我隐瞒。我不知道。”瞧,神不需要告诉他。

书念妇人跑上去,基哈西跑向她。以利沙说:“你一切都平安吗?丈夫一切都平安吗?孩子一切都平安吗?”
呐,这是我喜欢的地方。她说:“一切平安。”
64

就是这样。妇人知道那是神的先知;知道如果她能去到这人那里,她就能找出她的孩子为什么死了。一切都没问题。她知道神在他的先知里。是的。所以,她俯伏在以利沙脚下,把秘密告诉了他。他对基哈西说:“束上带子,拿我的杖去。若有人对你说话,你不要说话;只要去把这杖放在死去的孩子身上。”

呐,我想保罗就是从这里学到拿身上的手帕。以利沙知道他摸过的一切东西都是受祝福的。呐,如果他能让妇人相信……但妇人的信心不在杖上,她的信心在先知里。她说:“我指着耶和华起誓,我必不离开你。我要跟你呆在一起。”
65

所以,以利沙认为他最好束上自己的带子。他去了。基哈西走在他前面;回来说:“孩子里面毫无生气,他死了。”

以利沙上到死去孩子所躺的地方,人们在哀悼、哭喊。注意以利沙!他走进孩子所在的房间。他在地板上走来走去。我喜欢这样。“主啊,你要做什么呢?”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大家都在外面哀号,歇斯底里,尖叫,乱来。他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他走过去,俯下身子,一个人,圣经说:“我们是与他一样性情的人。”一个人,不是天使,一个人,先知,他伏在死去孩子的身上。他在那里伏了一会儿,嘴对嘴,鼻对鼻,额对额,手对手,伏在那里。我想以利沙是一个皮包骨的老人,所以他伏在孩子身上。
66

他起来,摸孩子;孩子暖和起来了。他又走来走去。哈利路亚!神在他的先知里。他又走来走去,然后去,又伏在孩子身上,孩子打了七个喷嚏。他说:“带这孩子去,叫书念妇人来这里。”孩子活过来了。

呐,希望我们有时间讲那七个喷嚏,但我们必须快点。瞧,朋友们,马利亚,哦不,是马大无疑读过这故事,但她知道如果那书念妇人知道神在先知里,神肯定也在他儿子里。她认出来了,书念妇人认出了神先知的恩赐。她正确地就近先知。马利亚认出了神的恩赐在他儿子里。所以她跑向耶稣,俯伏在地。仔细听一会儿。她俯伏在耶稣脚下,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弟兄必不死。但就是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成就。”
67

小伙子躺在那里,已经死了四天,皮肉之虫爬进他的身体里,腐烂,这么长时间后,鼻子已经塌陷了。“主啊,就是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成就。”

我想象这里有人已经去看过这地区附近的每个医生。医生也许放弃你了,说:“你是个不可救药的病例。”“但就是现在,主啊,你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成就。”
你能这样想吗?这改变了人的心。耶稣看着她,说:“你兄弟必然复活。”
马大说:“是的,主啊。我知道末日他必复活;他是个好小伙子。末日普世复活时他必复活。”
注意耶稣。他没什么好看的。圣经说:“他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也许是个瘦小的人。耶稣挺直了单薄的身体,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68

她说……注意,每个轮子都正确地去到本位。妇人渴慕神的东西,站在耶稣面前,完全被膏抹,告诉他:“是的,我信你是弥赛亚;我信你是神的儿子,你是庄稼的主。我信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成就。神应许了,要借着弥赛亚那样做,所以我求你,我此时在你面前。主啊,就是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成就。”

注意。耶稣说:“你兄弟必复活。”
马大说:“在末日的时候。”
耶稣说:“我就是复活,就是生命;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她说:“是的,主啊。我信你是神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这世界的。”
69

今天下午你对此是怎么看的呢?你信这是圣灵吗?以同样的态度走向他,看看会发生什么事。无论你需要什么,神也必赐给你,只要你认出那是圣灵。问题是,你不知道要怎么看它。当扔掉一切的枷锁,说:“它是真的。”是的,先生。

马大说:“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成就。”
耶稣说:“你兄弟必复活。”
她说:“是的,主啊,在复活的时候。”
注意,耶稣说:“你们把他安放在哪里?”他去了。
几年前,一个人对我说:“伯兰罕弟兄,你是要告诉我你相信那个人是神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我能证明他只是一个人。”
我说:“他比人大多了。”
“哦,”她说:“他是个先知。”那正是今天一些肤浅的教导让人们陷入的地方。
我说:“弟兄,他要么是神,要么是骗子,要么是说谎的。”
70

他说:“嗯,伯兰罕弟兄,他不是神。他不可能是。我能用圣经向你证明他不是神。”

我说:“如果你能用圣经证明,我就相信。”
她说:“好的。”她说:“在《约翰福音》11章,圣经说当耶稣去拉撒路坟墓那里时,他哭了。这证明了他是一个人;他像必死的人一样哭出眼泪了。”
我说:“他确实哭了,但他是神人。”我说:“当他下去拉撒路坟墓那里时,他可能像人一样哭了。但当一个在那里躺了四天,死了、腐烂了的躺在坟墓里的人,石头滚开,周围四处都臭了,耶稣站在那里,哭了的同一个人说:’拉撒路出来!’一个死了四天、魂在某个地方走了四天的人起来,站起来了,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借着他儿子说话。他是神人。”
71

那天晚上他站在那里,整个晚上在山上禁食祷告,他确实是人。次日早上他下来,往树上四处看,想要找东西吃,那里没有无花果给他吃,树上没有无花果。他饿了,他是一个人。但当他拿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时,那比人大多了,那是神在他儿子里面。是的。

经过整天的讲道和医病,他太累了,那天晚上他躺在那只船上,他是一个人。我想海上有一万个魔鬼发誓:他们当晚要淹死他。小船在那边的海上,好像瓶塞一样,魔鬼说:“我们现在得到他了。”小船像那样一上一下起伏,他睡得太沉了,疲惫,根本叫不醒他。
但当门徒叫醒他,他躺在那里睡了,是一个人,但当他脚踏在船帆索上,说:“静了吧,住了吧!”风和浪都听从了他。哈利路亚!你信这话吗?是的,先生。
72

当他挂在各各他,喊叫,呼求怜悯:“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他是一个人,他身上的每块肌肉都颤抖,生命的血往下滴,他是一个人。他们埋葬他,他像人一样死了。但当复活节早上他复活时,他比人大多了。他证明了他是神。哈利路亚!

一个妇人摸了他的衣裳穗子,就完全痊愈了。你信这话吗?我相信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信这话吗?我相信耶稣在地上所行的神迹奇事昼夜都在这里成就。你信这话吗?
我相信圣灵此时在这里。你信这话吗?我相信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都必得着。你信这话吗?哈利路亚!你认为我癫狂了。好的,就由我去吧,我很高兴。
73

圣灵在这里。你信这话吗?我相信每个病人现在都能得医治。你信这话吗?我相信每个罪人都能得救。你信这话吗?耶稣基督现在就在这里。如果你相信,就站起来,现在让我们将赞美归给他。大家都向他献上赞美。

全能的神,主耶稣啊,来吧,赐下你圣灵的能力,祝福人们,奉耶稣基督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