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508 神差派摩西

1

谢谢你。谢谢你,雷德弟兄。晚上好,朋友们。今晚很高兴,又能有这荣幸在这里奉我们亲爱的主耶稣基督的名来服侍大家。他赐给我们很多祝福。我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来到琼斯伯罗,但主差遣我们来到了这里。所以我们很高兴出现在这里。

我们不想占用太多时间。我刚好听到我们的姐妹们刚才所唱的那首可爱的诗歌:“听主的声音。”我相信那正是我们大家今晚所要做的事:听救主的声音。
呐,每一个晚上,我之前说过,我们会有一大群人在这里,以至于坐不下……你知道,有时候有点拥挤,我们……我要尽力压缩我所要讲的,可能就讲一点。我们一直竭力向人们高举耶稣基督。一次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肯定太夸大他了。”
我说:“他配得一切夸大。”是的。我不可能太夸大他;他是生命,是我唯一的盼望,是我所有的一切。他是我的喜乐,我的平安,我的救恩,我的医治者,是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没有太多要谈论的,只是要谈论他。
那天,我的小女儿正在唱歌,说:“爸爸,我知道有一首好歌,是给你的。”
我说:“是什么呢?”
“我要为你唱这首歌。”
那是一首校歌。你们也许会在圣经学校或什么地方唱这首歌:“让我们谈论耶稣,他是万王之王,至高的万主之主,是自有永有的,从亘古到永远,道路、真理、生命、喜乐。”你知道,她有一首,的确有一首这样的歌:“让我们谈论耶稣,谈了又谈。”“真理、生命和门。让我们谈论耶稣,一遍又一遍。”就应该是那样。
我说:“哦,是的,宝贝,只要继续谈论他。”
呐,我今晚要开始,把大多数的时间放在为病人祷告上。雷德弟兄说,那些人喜欢听你偶尔讲一点道。所以我……通常是经理讲道说话,通常我只是为病人祷告。我从未宣称自己是传道人。
我告诉雷德弟兄,不久前我在路易斯维尔市考伯博士的教会里讲道。他过去是阿斯伯里学院的系主任,属于最大的基要派教会之一,是南方的那部分。一天晚上我在那里讲道,我想,我称之为是得到祝福了;我感觉相当好。我没有任何的神学经历,你知道,我只有“推啊,扯啊,拉啊”,凡是能用得上的。我正在尽力地传,拼命地传道,不久,我注意到我流口水了。我拿袖子像那样在讲台上擦口水。我妻子因此说我。但我说:“请你们大家原谅我。”我说:“我刚从迦南回来,我一直在那里吃那些葡萄,使我流口水了。”我实在是爱主。
在印第安纳州福特维恩,不久前我在那里的雷德加福音堂举行聚会。那是莱曼先生得医治的地方,他打电话给我。他是乔治国王私人秘书的朋友。他卧床十年后,多发性硬化症得了医治:我在异象中看见他得了医治。我记得一天晚上我往回走,要回去。我坐在保罗·雷德的书房里,听见那首歌传进来:“只要相信。”我想保罗·雷德就是在同一个书房里写了这首歌:“只要相信。”我哭得像个孩子。是在那天晚上我讲道聚会之后。
“我们这些人”在那本著名的杂志“我们这些人”上写了那场聚会中有一个瞎眼小女孩得了医治的事。所以他们……我想,有个人像韦伯斯特先生知道得一样多;至少他认为他知道;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的语法很差劲。”
我说:“是的,先生,我知道。”
他说:“哦,你今晚犯了错误。”
我说:“是的,先生,”我说:“是的。”我说:“对不起。”我说:“我在一个大家庭里长大,没有受过教育。”我说:“我父亲死了,我必须得工作,必须照顾十个孩子。”我说:“没有机会接受教育。”
他说:“哦,但那不是借口。”
我说:“哦,是的,”我说:“但自从这事工开始,”我说:“我甚至没有机会在家里吃晚饭,更别说学习语法了。”我说:“我实在……人们……为病人祷告。”
他说:“哦,”又说:“你可以接受函授;你可以做点什么。我注意到你确实犯了一个你应当纠正的错误。”
我说:“什么?”
“你说:’人们经过这讲坛。’”他说:“如果你说’讲台’而不是说’讲坛’,你的会众会更加欣赏你。”他有点对我吹毛求疵了。
我说:“瞧,弟兄,我不想伤害你的情感,但底下那些人不在乎我说’讲坛’还是’讲台’。他们想要我做的唯一的事,就是用日常用语有效清晰地传讲这福音,活出我所传讲的来。如果神会行神迹奇事,他就会看顾剩下的事。”是的。对不对?是的。重要的是,把你所谈论的施行出来。是的。如果神支持你的话,这个词是’讲台’还是’讲坛’,都是一样的。
今晚,就一会儿,如果你们要节省时间,我想从圣经的两个地方来读一些经文,对你们讲一会儿,然后我们要投入进去,为病人祷告。我想要读《使徒行传》,《使徒行传》1章8节。耶稣差派他的门徒。
8但你们就必得着……[原注:磁带空白。]圣灵临到你们之后,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成为我的见证。
翻到《出埃及记》4章,神差派摩西。
1摩西回答说:“但看哪,他们必不信我,也不听我的声音,必说:’耶和华并没有向你显现。’”2耶和华对摩西说:“你手里是什么?”他说:“一根杖。”
让我们低头一会儿。
2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为这道而感谢你。我们的主耶稣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

我们为你书写的道感谢你。父啊,我们祈求,所有时代伟大的撒种者,圣灵,把这种子撒在人们的心里。愿种子得到浇灌,长出魂的伟大收成,为那些在路上旅行的人长出医治来,赦免我们的许多罪恶和过犯。我们祈求你现在祝福我们。神的羔羊啊,打开神的道,我们有……我们可以读圣经,但你是唯一能打开书卷或揭开其上七印的,你是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
3

今晚请帮助我们。愿圣灵拿起神的道,把它放在每一颗需要它的心里。主啊,赐给我们大的信心;那是我们需要的,信心的刺激和搅动。今晚我们看过去,想到很多国家的土地上,有穷人生活着。

我想到美国和这一切的伟大教育、大神学院、大教会和大教堂。虽然拥有这一切,它却失败了。雨水降临,他们却建造了教会的混凝土水槽,让雨水从人们身上流走了,说:“它是给另一个时代的。”而在焦干土地上的异教徒却举手接受了。神啊,快快差遣工人去到庄稼地里。我们迫切需要。飘洋过海前,逗留在家乡这里,我相信你会在那里拯救五十万的魂。
4

我祈求神,愿你今晚用你的灵膏抹,帮助我们大家得到主再来的异象,因为我们相信主的再来近在眼前了。愿曾经下垂的无力的膝、下垂的无力的手、下垂的膝,愿我们今晚奉主耶稣的名站起来,刚强,奔赴战场,扣紧神的全副军装,去打仗,直到打完了。

现在请祝福我们,给我们打开神的道,在医治聚会上与我们同在。我们赞美你,我们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我想要讲一会儿,没有主题,只是……比利去载我之前,我正走过来。他说:“昨晚,他们必须唱三次’只要相信’,”一列火车把我们挡住了,所以他说:“爸爸,今晚我们去早点,他们就不会……”所以我们直接就回来了。我早就站在房间里,聆听聚会。
5

我正在读这经文,刚好想到:“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那正是神差给门徒的。当他差派摩西时,他说:“你手里是什么?”

今晚,让我们把思绪拉回到神差派先知摩西的时候。摩西做了错事。他离开了神,杀了一个人,跑到了沙漠的偏僻处,在那里娶了一个叫西坡拉的埃塞俄比亚女人,从她生了两个孩子。他逃离神,在沙漠的偏僻处牧养他岳父叶忒罗的羊。就像一个人逃离了他的呼召,操心于物质方面的事上。
6

今晚也许有很多人坐在这里,如果他做的是很久以前神吩咐他做的事,他就会在某个地方传福音。要做点事。不要只是站着不动,要出去。如果你不是传道人,就去作见证,在某处做点什么。不要站着不动。如果你在洗碗,就向邻居作见证。出去,分发小册子;做点什么。不要站着不动。你手里是什么?去做事。不管你手里的是什么,使用它。

我能看见摩西,一天早上,他一边走,一边放羊,也许想着过去的岁月。当时他大约八十岁了。
7

有人说:“哦,我太老了。”摩西八十岁都不老。他在那里四十年,神在沙漠的偏僻处训练他,让他准备好,预备他服事主。

这时出现了燃烧的荆棘。摩西走向燃烧的荆棘,去观看。我相信不可以评论这事。那是很多的火在燃烧,失控了。他想,他只是走到旁边,看荆棘为什么没有烧毁。他走近荆棘时,主说:“当脱掉鞋子;你是站在圣地。”
8

如果摩西说:“主啊,我只要脱掉帽子就够了,都是一样的,”怎么样呢?但神没有告诉他帽子,神说鞋子。我相信我们必须做圣经说要做的事,不管看似多难,跟我们的教训多么不同,我们必须做神说要做的事。他说鞋子,指的就是鞋子。

摩西脱掉鞋子,开始走上去。那是主的天使,耶稣基督,他站在荆棘里,是引导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火柱。任何教师都知道立约的天使是耶稣基督。他是在旷野里的磐石;他是铜蛇;他在众族长里面;他在大卫里面;他在整个新约里面。今晚他在教会里。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不改变。
9

呐,我们注意到,当这荆棘燃烧时,主对摩西说话,告诉他说神要打发他去埃及,将神的百姓领出来。神听见了他们在埃及的喊声。摩西像所有人一样找借口:他不善言辞,说话慢,结结巴巴,等等。

神说:“谁造人的口呢?谁造的呢?岂不是我造的吗?”
摩西仍然说:“哦,我愿意你打发别人去。”想要……神对摩西发怒了。神告诉他,亚伦要来扮演一个节目,因为……如果神允许,我要多留几天,我想教导一件事,这对你们来说非常重要。当神决定什么事时,你无论如何都要去做。是的。神有他的方式,你必须去做。你最好让步,开始做,就是这样。
10

神告诉摩西,他打发亚伦,他知道亚伦很会说话。他让亚伦在路上迎接摩西。

呐,摩西说:“请把你的荣耀显给我看。”摩西想要看到神的荣耀。
神,当他显给摩西看他的荣耀时,他说:“把手放在怀里。”摩西把手抽出来,手上有大麻风。他又把手放到怀里,再抽出来,手得医治了。神的荣耀必须是神的医治,是吗?是的。
他又用杖行了一件神迹,把杖变成了蛇。然后把杖捡起来,杖变成了蛇。变成蛇之后,又变成了杖。他说:这就是神的荣耀。神迹、奇事和神的医治。神当时如何,是同样燃烧的荆棘、同样的火柱,今晚是同样的耶稣基督,在他的百姓中间行同样的事。一直都有神迹、奇事印证神的同在,不管是什么。人们却要绕过这个,把这个解释掉,把那个解释掉,圣经仍是一样的,是一样的。神仍是一样的。
11

呐,我们注意到,现在摩西准备下埃及了。你能想象吗?我们来画一幅小图画。如果你想看一件事看上去荒诞……有人说:“哦,那群……”

我记得当我最初被五旬节派信徒吸引时,我的教会对我说的话。他们说:“哦,比尔,不久你会成为一个圣滚轮。”
我说:“哦,也许我已经是一个圣滚轮。”瞧?
呐,他说:“哦,他们在那里扮演荒诞的角色,哦,他们是一群什么也不懂的人等等。”
12

呐,你想谈论荒诞的事,现在就让我们翻过山去。一个美丽的早上,太阳升起来了,鸟儿在歌唱,来了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胡子这样飘扬着,后面是一缕缕白发,牵着一只老骡子,妻子坐在鞍子上,每条腿上坐着一个孩子,他手里拿着弯曲的杖。他去了。

“摩西,你去哪里?”
“下去埃及接管!”一个人的入侵,去埃及。哦,当时的埃及几乎就像要过去接管俄国一样。
世上最好的机械化部队就在那里,但神告诉他:“我要打发你去接管。”
“哦,你是指你要去接管吗?”
“肯定的。”
“为什么?凭着你的……”
“是的,神那么说了。”是的。
你说:“你要去接管吗?”
13

“肯定的,我们现在要去接管。就是这样,神那么说了。”是的。只要神那么说了,阿们!事情就解决了。

如果神那么说了,你就能做到。对吗?哦,现在就让我们接管,告诉魔鬼:他跟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每一个病人都要得医治;每只瞎眼都要打开;每只聋的耳朵都要听见;每个哑巴的舌头都要说话;每个罪人都要伏在台上,把心交给基督。我们要接管。瞧?神把它赐给了我们。过去接管!
“哦,哦,那人真可笑。”你能想象吗?这个有点跛脚的老人,你知道,他手里拿着根杖,走过去。
问:“你去哪里?”
回答说:“下去接管。神那么说了。我要下去接管整个埃及。”
14

哦,他做到了,确实做到了。他下去接管了,因为神与他同在。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他说:“一根杖。”不算多,只是一根杖。哦,今晚你手里可能没有很多东西。
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连低声说话都不敢,更别说作见证了。”
哦,弟兄,你可以做一件事。不管你手里是什么,必须去。弟兄,我们处在路的尽头。让我们明天出去,向某个人作见证,对某件事做点什么。不要站着不动。
你说:“哦,我一直是个羞怯的人。”摩西说了同样的话。这让我想起一次在我传道的足球场上。我走进去,那里有个牌子写着说:“关键不是打架的狗有多大,而是狗的斗志有多大。”那是个好思想。你可能没有那么大,但你有很大的斗志。你必须投入进去。
15

我不愿看到的东西就是一个没有骨气的人却自称是基督徒。神想要人有勇气和骨气。我喜欢老巴迪·鲁宾逊说的:“主啊,赐给我跟锯木那样大小的骨气,把很多的知识放在我魂的最前沿,只要还有一颗牙齿,就让我跟魔鬼打,甚至用牙床咬住魔鬼,直到我死去。”他做到了。是的。我喜欢这样。

他去到玉米地里,说:“主啊,如果你不赐给我圣灵的洗,当你回到地上时,就会发现一堆骨头躺在这里。”神赐给了他圣灵。
你必须要下定决心。是的,做好准备,接管。神那么说了。让我们去接管。那正是神想要我们做的事;那正是今晚神想要我们做的事。如果我们准备接受,神总是乐意赐给我们。是的。神做了应许,所以它是我们的。应许是给你们和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应许在这里。
16

约书亚和迦勒,他们过去了,我喜欢那个思想,当他们过去后,十个探子回来说:“哦,我们在他们旁边,看上去就像蚱蜢。”

约书亚和迦勒说:“我们能夺取。”是的。
“为什么?”
“神应许我们能夺取。神说我们能夺取。神应许我们的祖宗,说我们要……说那是我们的地,属于我们。不管他们是否有围起来的城市,他们看上去像巨人和别的事。”他停止看那些巨人,而是开始看神的道。
当男人女人停止看他们的疾病和病症,开始看神对此所说的话时,你就必接管。阿们!万有都顺从耶稣基督。当你奉主的名求并相信时,万有都顺从你的祷告,阿们!
“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是的。“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神那么说了。所以,不要让任何东西挡在你的路上。停止看你在这里所看的东西;当看那不可见的。神说我们能夺取。
17

约书亚看见了同样的东西;他说:“把以色列人都召集到这里的河边,你们要看见神的荣耀。”是的,先生。

“你要怎么过这河呢?”
“那不关我的事。走进河里是我的事;当我到了那里时,将河分开是神的事。”是的。作见证和认领你的医治,说“我得了医治”,这是你的事。当你作了见证,宣告了以后,看顾它就是神的事。是的。神赐给你胆量来尝试。今晚就接受它,看它对不对。我喜欢这样。
圣经中的任何人,历代的任何人,任何有成就的人,都是敢于站在那里、称黑是黑、白是白的人(是的。),照着神的应许接受神,站在那里。
18

我能想到,一天,一群以色列人聚集在山坡上。有个叫歌利亚的巨人走到那里。魔鬼就喜欢这样。当他对你有优势时,他就以为他真的得到你了。巨人大约有八到十英尺高,穿着盔甲,拿着枪等等,走到那里,说:“我告诉你们我要做什么:我要跟你们以色列人立一个协议。”换句话说,“我们不要流太多的血。呐,让你们最优秀的人来跟我打。”就是扫罗,他应该是最高大的人,七英尺高。歌利亚说:“让最优秀的人来跟我打。我若打败了他,你们就都服事我们的国家。我们若……他若打败了我,我们就服事你们。”因为他知道那里没有人有他那么高大;没有人像他那样受过训练;没有人能跟他打。所以他就吹大牛,继续像那样吹牛。神的军队站在山的另一边。但神有个放羊的在那里的草场上。阿们!神总是有他能操控的人。

所以我能看到神对大卫的心说:“上去。”
19

他父亲说:“我要你拿一些葡萄干等等去前线,看看你的哥哥们怎么样。”哦!他已经让他们绕着某个地方转动。当古老的车轮到了转动的时间,神就让他的人站在那里,你们不要担心。是的。当时间到了,他就让那人工作。

所以,就在那个时候,大卫上去,开始,我想他们开始吃新鲜的葡萄干和羊肉等等,大卫带到前线给了他们,谈起战斗来。
20

老歌利亚出来,吹大牛。这一次他说得太过头了。刚好那里有个小家伙,你知道,大约这么高,身上裹着羊皮外套,说:“那家伙是谁?”是的,先生。“那人是谁?”

“哦,”他们说:“那是歌利亚。他把这里的人都踩在脚下了。”
“哦,”他说:“你们是要告诉我,你们竟然任凭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站在那里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吗?”那不是大卫。不,先生,哈利路亚!那男孩里面有很大的斗志。是的,先生。他知道神应许了什么。哦。“你们是要告诉我,你们竟然任凭那个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告诉你们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吗?而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不,先生。
21

“你们是要告诉你们……他们告诉你们,说圣灵的洗今天不跟它在五旬节降临的日子一样真实吗?而它是给你们的儿女,并一切在远方的人!”

他说:“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琼斯伯罗,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
那就是今天的需要,就是圣灵鼓起的勇气。出去,对此做点什么,说:“哦,现在你……”
22

那天我听一个人说到疾病,主把疾病加在你身上;如果你犯罪了,可能是那样的。你做了错事,要跟神和好。是的。是真的。但疾病是属魔鬼的。疾病是罪的一个属性。因着罪我们才有了疾病。也许不是因为你犯罪了,而是有东西一代代传下来。神追讨至三四代。但耶稣基督的血除掉了罪,血把疾病除掉了。如果你们这些大卫准备认领自己的位置……是的,先生。

他说:“你们是要告诉我你们竟然任凭那个非利士人站在那里,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吗?”
23

他们说:“哦,是这样的,孩子,你最好回去,回家呆一会儿,你还没有任何经验,你知道,你只是个孩子,你只是小家伙。你对这些事知道得不多。所以我最好……你最好跑回家。”

大卫说:“我要去跟他打。嗯,你们这些人怕了吗?哦,我要去跟他打。不要……嗯,我们肯定不会任凭他站在那里,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
首先你知道,他们说:“哦,你不能跟他打。嗯。”
他说:“带我去见扫罗。”于是他们带他上去。
他们说:“喂,这个男孩来到这里,想要出去……想要出去跟那巨人打。”
“哦,”他说:“怎么样呢?”
24

“嗯,”扫罗说:“嗯,那个人,”他说:“孩子,我佩服你的勇气,但那个人自幼就是勇士。他受过训练,全身都披着盔甲。弟兄,他拿到了神学院授予他的所有神学博士。不要去惹那家伙。”

但神仍是一样的。是的。你们这样那样建造水槽,但雨水仍照样降下来。神下了决心,让雨水要降下来。是的。
“哦,你不可惹他。”
大卫说:“哦,我不能。让我去跟他打。”
扫罗说:“哦,我佩服你的勇气,但你不能去。”
哦,当他看到大卫下了决心,就伸出手,拿了自己的大盔甲,穿在大卫身上。你能想象吗?那个小大卫站在那里,几乎被那大盔甲压趴下了。我们……
25

扫罗发现他的神学马甲不适合一个属神的人;通常都不适合。是的。当一个属神的人从神的灵而生时,弟兄,他就与神同行。

注意他。他在那里,说:“让我去跟他打。”于是他手里拿了这个小甩石器,他说:“让我带着我知道自己试验过的东西出去。我证明过这东西,知道它好用。”你们呢?是圣灵,不是某些人用他们的一些神学把防腐液注入到你里面,我指的是用圣灵的能力。“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
那天有人在那里教导,谈到了亚波罗、那个浸信会好传道人。保罗走到他跟前,说:“哦,是的,你是个好人,但你们信了以后受了圣灵没有?”
26

他说:“哦,哦,我想我信的时候就得到圣灵了。”他们仍然那样教导,但这是错的。信心没问题,信心是好的。信心有……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但神赐给他割礼的记号作为他信心的记号。

弟兄们,当你对神有纯洁、真实的信心时,神就必赐给你圣灵的洗作应许的记号,这是个印记,证明你有信心。你可能做了某种感想,或使人相信,你可能说你有了信心,但当你真的有真实、没有搀杂的信心时,神就必赐给你圣灵的洗作为应许的记号。阿们!孩子们,那不是脱脂牛奶。
27

记住,要接受,相信。把你的信心释放在神身上,圣灵就必降在你身上。他应许了。弟兄,魔鬼看上去像个小家伙。

那天晚上有个人告诉我;他说他做了一个梦,说他梦见魔鬼是个小魔鬼,追赶他。他说:“魔鬼说:’嘘。’”他便往后跳。每次他往后跳,魔鬼就更大了。他往后跳,往后跳,往后跳,魔鬼一直越来越大。不久,他知道他必须跟魔鬼打,他说他唯一要做的事,他伸手去拿起圣经,继续后退。他说他打了一下魔鬼,魔鬼开始变小,缩小了。他说他知道他必须时不时地跟魔鬼打。
28

弟兄,每次魔鬼叫“嘘”,你往后跳,魔鬼就继续变大;但当你拿起神的道,站在那里,说:“主如此说,经上记着说。”魔鬼就会飞走,他就会变小。

看光景的人会说:“哦,瞧这里,你处在什么样的情形里?”
“我正在看这个;我正在看主说的话。”阿们!
神应许了。大卫拿了这个小甩石器,捡了五粒石子,将一粒放在甩石器里,老歌利亚看着他,说:“哦,我是什么人,一条狗吗?看看是什么人来跟我打?”他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说:“哦,今天,”他奉他神的名咒诅大卫,说:“今天,我要把给你的肉给飞鸟吃。”
大卫说:“你作为一个非利士人,奉非利士人的名来迎战我,穿着盔甲,拿着枪,但我奉以色列神耶和华的名迎战你。今日神必赐给我……”
29

为什么?他知道他所信的是什么。他像这样把那小甩石器缠在手指上,出去迎战歌利亚,他绕啊绕啊绕啊。哦,他说他有五粒石子:J-e-s-u-s。五个手指里是什么?F-a-i-t-h。信心裹在耶稣里,他去了。

弟兄,我告诉你,甩石器把石子送到了命门,歌利亚倒下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以色列人鼓起勇气,非利士人逃跑了。他们砍倒非利士人的城墙。需要一个有足够勇气的人站出来,说:“这是对的。神那么说了。”弟兄,你击倒一个歌利亚,首先你知道,你全家都会去砍伐非利士人。
你手里是什么呢?你能做什么呢?作见证,唱歌,在工作上再做一件事。做点事来荣耀神。
30

在士师的日子里,我看到一个名叫珊迦的小人物。那是在《士师记》里。非利士人会进来,抢夺他们的一切。每次他们种了庄稼,非利士人就进来,拿走他们所有的,抢去了。哦,悲惨时刻,抢夺他们。

就像今天一样。每次你把教会建好,首先你知道,有人过来,说:“哦,神迹的日子过去了。”大约就在那个身体开始的时候,你开始感觉到灵的运行,你好转了一点,有人说:“呐,那只是……瞧?那只是心理学。你没有好转。”那是老魔鬼进来抢夺你。当你把信心放在神里面时,就留在那里。是的。
31

这些非利士人,那时以色列人没有王。他们所有的庄稼都长成了,收了,所有艰苦的活都做完了,就在那时,非利士人进来,抢夺他们所有的,然后回去。他们就会饿死。

一天,这个名叫珊迦的人站在那里,他是个小个子。我很喜欢那个小个子。他站在他的谷仓那里。他说:“哦,我想也许今年我们有足够的麦子让全家人吃饱。”他刚好听见,路上传来了“蹬蹬蹬”的声音,大约有六百个身穿盔甲的非利士人,拿着枪,蹬蹬蹬,来抢他的庄稼。哦,全部收割完之后,所有的努力之后,经过了所有的艰辛,六百个武装的非利士人要来夺走他所拥有的。
32

我看见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她衣袖破烂,衣不蔽体。他看着自己的孩子,他们脸色苍白,快饿死了。这些高大、强壮的非利士人进来,要夺走他们所拥有的,他们肯定会在冬天饿死的。

弟兄,这大概就像今天的教会,苍白、贫血。我们需要的是勇气和神的道。要站出来,让那些强盗上来,把他们赶跑。
呐,珊迦说:“瞧这里,我知道我不是勇士,我不能打仗,那里有六百个人。我要怎么办呢?”我能看见他来回踱步。他不知道要怎么办。蹬蹬蹬,越来越近了。几分钟后,他所有的燕麦都要没了;所有的小麦、玉米和他所收成的一切东西都要没了。他的家人要饿死了。他所拥有的一切都要被夺去,被运到那个大敌国,交给敌人。
33

首先你知道,神开始降临在他身上。我喜欢这样。他开始发怒。哦,他环顾四周,心想:“哦,我是个以色列人,我受过割礼,那走过来的是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我不是战士,我没有时间去到外面接受训练,学习怎么角斗,怎么打仗。但我告诉你,神是我的神。”他伸手拿起了赶牛的棒子。你知道赶牛的棒子是什么吗?一根棍子,一头有铜块,你隔着畜栏用它打牛。他伸手拿起了那根赶牛的棒子。他没有时间去受训成为某种战士。紧急情况近在眼前,他必须立即行动。

34

弟兄,我们没有时间上完所有的学校,走完这条路,受这样那样的教导。时间近了。起来,拿起所赐予你的东西。让我们去。男人女人正在各处死去。

珊迦拿起那赶牛的棒子,跳出去,杀了六百个非利士人。哈利路亚!为什么?他有勇气信靠神,走出去。“不可以,要等到我出去学习,学习如何做。”哦,天哪!神是我的老师,哈利路亚!每次圣灵都会支持神的道。是的。
我没有时间去学习它。他跳出去,打倒了六百个非利士人。那年他的孩子长胖了。阿们!
我的弟兄,如果说曾有一个时候我们应该站起来,抗拒魔鬼,那就是现在,是的。
35

参孙,一次,他们把他逼到绝境了,他只是一个人。他站在那里,他不知道,手里没有武器,什么也没有。他低头看见地上有一根驴腮骨。他捡起那根驴腮骨,杀了一千个非利士人。

你手里是什么?当神的灵降在他身上时,他做到了。是的。一次,一头狮子跑来,吼叫,一个大约那么高的卷发小虾米站在那里,七条发绺垂下来,像个娘娘腔。狮子出来吼叫,参孙什么也不能做。但主的灵降在他身上,他便杀了狮子。当神的灵降在他身上,他拿起一根驴腮骨,用它杀了一千个人(哈利路亚!)。
弟兄,今晚我在这里说,如果说有哪个时候神的灵应该降在教会身上,那就是今天。把你的水槽打翻。哈利路亚!让水去到嫩芽下面。
36

我能想起老以利亚。以利亚把外袍披在以利沙身上,说:“来跟从我。”他从多坍下去。以利沙一直跟随他,他去先知学校,以利沙跟随他。他去约旦河,完美的预表。巴不得我有时间,我看到时间正在流逝。但如果我有时间,就要讲讲这点。当他离开多坍,这预表借着路德而来的称义。他跟着以利亚上去先知学校,完美象征着基督和教会,老先知和年轻先知。上去先知学校。路德,成圣。但最后他走下约旦河,一切都得在那里死去。

以利亚说:“你最好往回走。”
以利沙说:“我在你面前起誓,我必不往回走。”他要跟以利亚在一起。我喜欢这样。坚持住。于是以利亚脱下外袍,击打约旦河。他们过了约旦河。路德、卫斯理、五旬节,三个阶段,在黑暗时代这边的三个金灯台。
37

当他们过去时,去到了对岸,以利亚说:“现在你祈求。凡你所愿意的,祈求,我必赐给你。”教会的完美预表。

“好的,”他说:“我要你加倍的灵。”阿们!不要怕求。要多多地求!“你们得不着,是因为你们不求。你们不求,是因为你们不信。”是的。祈求,多多地求。神必多多地给你们。要有大信心。
那天有个人告诉我,说:“他还在开一辆老T型福特车。一天,他刚好有美好的信心,神给了他一辆别克。我有了别克的信心,正在祈求卡迪拉克的信心。”是的,很好,是的。继续。你信什么,就坚持它。神必赐给你。他有了福特的信心,那就持守福特,没问题。我们要得到更多一点信心。是的。
38

呐,注意。然后以利亚说:“虽然如此,你若看见我离开,就必得着所求的。”他继续走。我能看见以利沙定睛在那位先知上。我能听见有东西说:“哦,以利沙,看这边。”

“不,不,我正定睛在以利亚身上。”他继续走,教会的预表和基督的预表,基督,哦,以利亚是基督的预表,以利沙是教会的预表(单数)。
一次,有个妇人来见耶稣,说:“求你赐我两个儿子,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
耶稣说:“那不是我能赐的。但你能喝我所喝的杯吗?”
“能。”
“你能受我所受的洗吗?”
“能。”
“你的确能;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所能赐的。”
39

呐,注意。受同样的洗。注意。以利沙留意以利亚。不久,一辆火车下来,将他们分开,老先知跳上车,被提上去了,正如耶稣复活升天。当以利亚上去时,正当他上去时,他扯下外袍,扔下来,以利沙捡起他的外袍,披在自己肩上,走下约旦河:完美地预表基督被提上去,受了圣灵的洗。当耶稣上去荣耀里,他差遣圣灵给我们穿上。教会受了基督外袍的洗。

“我所做的事,”加倍吗?是的。什么?“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对吗?加倍。
基督扯下外袍,击打,折起来,让它在五旬节落在门徒身上。弟兄姐妹,如果我们得到了五旬节的祝福,那就奉主耶稣的名,让我们走下去击打。在耶稣基督身上的神在哪里呢?他复活的大能在哪里呢?哈利路亚!
40

哦,弟兄,你手里是什么?嗯,它就在你里面,在你心里,圣灵在你全身。对此要做一件事。扔掉那个,相信神,说:“神确实应许我了,我相信。”

哦,今天这世界需要的是……五旬节,门徒同心聚集在一处,圣灵降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他们所坐的屋子。他们带着那在耶稣基督身上的同一件外袍出去。人们甚至躺在使徒的影子里,就得了医治。当使徒彼得,人们认得他是神的仆人,走在耶路撒冷的街上,彼得的影子照在人身上,他们每个人都得医治了。这不是使徒做的,不是使徒的影子做的,而是他们对神的信心做的。他们跟使徒、先知连上了,使徒的影子照在他身上。他们便得医治了。今天同一位神在人们里面,但你却害怕释放它。要释放你的信心。
41

不久前,当时,我站在南非的德班,结束那里的行程之后,有成千上万人悔改信主。最后,我们在德班举行了最后的大聚会。那天,我永远忘不了。当我们大家聚集在那里,市长来领我去到城里,出了城市,去到那里。从赛马场一直到三个街区远,都排了座位,人们坐着。我在看台的这边看到一个或多个街区,都是排队的人们。他们建了一个小地方,在赛马场的另一边。你往这边或那边,目光所及之处,尽都是人。

一些人半裸地坐在那里,不止是半裸。比如,一位女士生孩子,像那样坐在那里,把孩子捡起来,开始抱着,继续聚会,根本不在乎聚会正在进行。
42

坐在那里,非常无知,几乎不分左右手。他们怀里带着泥巴偶像,很多偶像上面洒了血。我说:“你为什么带那个偶像呢?”

“哦。”
“你是基督徒吗?”
“是的。”
“基督徒?”
“是的。”
“哦,你带偶像干什么呢?”
他说:“我爸爸带着偶像,一天一头狮子来追赶他,他生了一堆火,念了一个祷告,狮子就跑了。”所以他带着偶像。
我说:“那偶像里面没有能力。”
但是后来我发现,朋友们,去那里的宣教士……前几个晚上,我跟南方浸信会的一群人站在一所神学院,他们想要在那里赞助一场聚会,说:“你愿意过来举行这场聚会吗?”
我说:“不,先生。除非主告诉我去。”我说:“不,不。”我说。
43

“哦,”他说,哦,桑登博士、葛培理在惠特利,站在那里,给他的书签名,说:“伯兰罕弟兄,你的事情是,你身边有太多的圣滚轮。如果你愿意让一个大教会赞助你的聚会……”

我说:“你愿意在惠顿学院赞助吗,他们愿意在明尼阿波利斯赞助我的聚会吗?”
他说:“哦,当然。”
我说:“好的,我想是这样。当然。”我说:“唯一愿意赞助的人,就是那些触摸过神、相信超自然的人。”
“哦,”他说:“我们得到了圣灵。”
我说:“让我告诉你,弟兄,如果你有圣灵,你就会相信那个信息。”
他说:“哦,我们传讲宝血。”
44

我说:“听听这个。巴兰站在那里,献上祭物,献上七只真实的希伯来祭物,公牛、公羊,每个坛都洒了血。巴兰跟所有的名人一起站在那里,站在冒烟的祭物旁边。同样的祭物也在以色列供献。巴兰走上前,看到了以色列人的一部分。当他回来时,他没有咒诅以色列,反而说:’我未见雅各中有罪孽,我从山顶看他,他的力量如野牛一样。’”哦,在底下所献的流血祭物同样也在这里供献。

45

我说:“你们基要派,你们传讲宝血,你们传讲得再清楚不过了。你们了不起的福音基要派传讲耶稣基督,你们清楚地传讲了主的降生、受死、埋葬、复活和再来。”我说:“那很好。我欣赏这点。但你们走得不够远。”

他说:“为什么?”
我说:“圣经讲到了你们。在那些日子,”我说:“我的弟兄姐妹,我现在告诉你们:我们的麻烦不是来自共产主义和外面的世界,而是在我们内部。”敌基督是个宗教的灵。它在《创世记》的种子里借着该隐开始。该隐献上同样的祭物;他跪下来,祷告。他做了亚伯所做的一切宗教事务。是的,先生。耶稣说:“末日两个灵将如此相似,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对吗?
46

留意保罗说的:“圣灵明说:在末后的日子,必有人离弃信心,”他继续说出了他们会是怎么样的:“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

我在哪里……今天我跟一个人谈到一个地方,说星期天鱼饵太好卖了,他们在那里排队。他说:“传道人出来买鱼饵。”他说:“我想你必须上主日学。我还有一个人为我讲主日学。我想我要去钓鱼。”他说:“我想至少有一个传道人是诚实的。”谴责了那个伙计,又回去讲主日学:一个罪人。哦,就是这样:爱宴乐、不爱神。他们星期天早上去上主日学,下午去看放映机或电影:爱宴乐、不爱神。“不解怨、好说谗言、不爱良善(称他们是圣滚轮),有敬虔的外貌(传讲宝血,传讲祭物,传讲圣经所有的基要),却否认神的大能。”
47

什么的大能?福音。他们传讲福音,却否认大能。保罗说:“福音临到我们不独在乎道,也在乎圣灵的大能和明证。”是的。

“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
我说:“博士,那就是我躲开的原因。”我说:“你们一些基要派的人从那里出去,嘴唇瘪着,坐在那里,耷拉着,第一个晚上快把我冻死了。”我说:“正如保罗·雷德所说的,他在洛杉矶靠在霍奇斯的肩上,就在那同一个圣堂里,议员阿普肖就是在那里得了医治的,他说:’如果……’我告诉我的经理厄恩·巴克斯特,他说保罗哭了。他说:’厄恩,如果我把我的信息卖给了火热的五旬节派,就不会处在今天这个光景里。但他们让我忧伤,使我担忧,直到我得癌症快死了。’”
48

是的,弟兄,哈利路亚!你可以去。我知道在那边有很多人绝对领受了圣灵,他们很多人今天在工场上,却羞于承认。我是一个领受了圣灵洗的浸信会信徒,我全心相信它,教导它。哈利路亚!

我要忠于这古老的道。是的,先生。神已经在全世界证实了它。站在非洲德班……我对那一大群浸信会传道人讲道,他们站在那里,吃着晚饭,有犹太人的医院。他们那里有一群医生谈论神的医治。一些大神迹发生在路易斯维尔附近。他们说:“这又怎么样呢?”
其中一位医生说:“哦,我告诉你们:我发现了这点,世上最大的力量不是原子弹,而是跟造物主连上的信徒。”圣灵改变了整个态度,改变了他的精神,改变了他的习惯,改变了他的身体,改变了他的性情等等。怎么能……
49

我说:“先生们,看这里。你们一直在非洲差遣宣教士。”我说:“这是那位告诉我说我会失去理智的戴维斯博士。当那位天使向我显现时,他告诉我,说我做了一个噩梦。”我说。

他告诉我回家,回到我的会堂。我不愿那样做。我起身去到琼斯伯罗,这是我们举行我们第一场聚会的地方,从那里去到了全世界。
我说:“你告诉我回家,说我做了一个噩梦。”我说:“你所称作狂热的东西,五分钟在南非为耶稣基督赢得的魂,比你们花费的几百万美元和过去一百年你们差去那里的所有宣教士所赢得的还更多。”哈利路亚!
50

那天,走在那个台上,有十万人聚集在那里。一件戏剧性的大事发生了。第一个上来的是一个伊斯兰教妇女。我告诉宣教士:“你只要去从每个部落里挑选出大约五个人,因为你不可能在那里发卡片或任何东西,让他们排队。”那里有法律,他们之间有争吵。这里是印第安人,大约有三万。这里是商艾人、巴索图人、祖鲁人和各种不同的人,大约有十五个不同的翻译。你说一句话,等五到十分钟,所有的翻译才翻译完。

第一个上来的是伊斯兰教妇女;她双眼之间有个圆点,否认耶稣基督。我说:“你为什么来我这里呢?”
当然,她通过翻译说,她说:“哦,我知道你的祷告蒙神应允。”伊斯兰教徒也相信神,但他们相信穆罕默德是先知。
51

我说:“我是个基督徒。”我说:“你为什么来我这里呢?”她低下头。我说:“你现在患有肺结核。”她看着我。那些伊斯兰教徒抬起头。她是他们中间有名的妇人;他们知道那是事实,他们开始叫克里希纳,他们神的化身。博斯沃思先生他们阻止了他们。

他说:“等一等。”
我说:“你有肺结核。”
“是的。”
我说:“如果你现在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否认穆罕默德是先知,相信耶稣是神的儿子,你就必得医治。”
她说:“我现在接受耶稣基督作我的救主。”走下了讲台。
第二个上来的是另一个伊斯兰教徒。而她是个基督徒。我说:“那天你去看医生,你丈夫跟你同去,医生告诉你说你卵巢上有个囊肿。”
她说:“绝对没错。”她看着我。
52

我说:“你的病是次要的,但你要为死亡做好准备,因为你活不了多久。”二十分钟后,妇人就成了一具尸体。他们从地上把她扶起来;她死于心脏病发作。是的。她变成了黑色,我看到了她去世。他们把她带走了。

接下来是个男孩,黑人男孩,他的肚皮全都这样鼓出来,都是血,他们在那里那样挂着一个布袋,小布袋,从他们的颈静脉流出很多血,然后挤很多牛奶进去,拿一根棒搅拌,直到它凝固,制成像棒棒糖的东西。他们吃那个。哦,那是温和的食物。你应该看看他们吃什么。他们所能找到的任何东西,污染的,在沙漠地放了几个星期的东西。他们跳进去,像那样吃,他们不在乎。所以,他们处在那个情形里,异教的黑暗中,宣教士在那里一百年了。
53

弟兄,我告诉你,它使我心里的一些东西沸腾了。我站在那里。我说:“哦,当然,任何人观看,都看到小男孩是对眼。”我说:“神知道我医治不了他。”我说:“我不能做任何事来医治他。”但我说:“我会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什么引起的。神会揭示。”我回头看小孩。我说:“小孩生来就是那样的。”翻译……他是个祖鲁人。翻译在那里大声说出来,他妈妈站起来作证。他们都躺在地上。他们躺在那里,挤在一起。比这里到你们那里的大街还远,从赛马场起,你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躺着的人。

54

是的,那是对的,他生来就是那样的。我说:“当然,我能做的只是为小孩祷告。”他低着头,他抬起小脑袋,双眼就像我的眼睛一样正常了。我说:“哦,你看,他得医治了。”我说:“你可以领他过去。”他们领他过去。

接着我开始叫下一个。当我叫时,我听见有人在我身后争吵。我观看,有个人说:“我想跟他交谈。”
博斯沃思弟兄说:“你不能那样做。那恩膏在运行。我们不允许这样。”
他说:“哦,我想跟那人交谈。”
我转过身,是个医生。医学协会,第一个晚上,我访问约翰内斯堡时,那个男孩短了六英寸的腿正常了。第二天,我跟医学协会的人一起吃早餐,他们跟我行右手相交之礼,解散了每一所医院,全南非任何想要来的人都可以来。将近有二十五或三十个医生。
55

那天晚上,圣灵降临,按手在一个想要否认的男人衬衫上。以后我有机会时,我告诉你,甚至在他的衬衫上烧出了手的整个印痕。这事传遍了整个非洲,报纸前两版都是。主的天使,同样的火柱,站在这位荷兰改革宗的人身边。他站在那里。成千上万,现在我有了正确的教会……它被记在书上了;你们会看到的。我家里有那件衬衫,荷兰改革宗的一位传道人。他上去,告诉另一位传道人,说,那人说:“这人纯粹只是个读心术者。”

他说:“愿神怜悯你有罪的魂。”
他说:“昨晚我就在那里,看见那男孩的腿直了。当时他不知道,他说:’我看见一辆大巴从叫德班的城市开来。’说了出来。我看见那女孩站起来。”他说:“这是神眷顾我们的日子。”
那人说:“胡说。”
56

他说:“我要去为你有罪的魂祷告。”他出去,一位改革宗的传道人,荷兰改革宗,跪在一棵桃树下。这人从未听过我的故事。他只是那天晚上听我站在那里讲了大约十分钟,以及主所做的事。他从未听过主的天使的事。当他祷告时,哦,火柱来了,盘旋下来,站在他面前,把这边跟那边分开,他详细地描述了那位天使,说:“天使走过来,我倒下了。天使把左手按在我背上。”他跑进去,告诉他的朋友。

他说:“我告诉你,天使站在那里。”他的朋友那样看着,这里有一个烧焦的地方,一个人的手大小,五个手指都印在他的白衬衫上。他们穿白衬衫,系着白领带在衬衫上。第二天,一张这么大的照片登在报纸的头版,传道人眼睛像那样看着主的天使。他们派人来叫我。绝对就像我的手印在他的衬衫一样。主的天使传遍了整个南非。哦!
57

一位巫医带着他所有的魔法走上来,圣灵像那样在他的路上将他击杀了。他在主的能力面前枯萎了。

我告诉你们,我们服事的是永生神。是的,先生。它来挑战,后退了。
当他站在德班时,我听见这位医生发火。他是个大约三十五岁的年轻人。他说:“我想在这里见他。”
巴克斯特弟兄引路,从这边回来,说:“医生,你必须离开讲台。”
我转过身,说:“医生,怎么回事呢?”
他说:“伯兰罕牧师,我想要跟你说一句话。”
我说:“什么话呢?”
他说:“你对那男孩做了什么呢?”
我说:“先生,什么也没做。我从未接触过他。”
58

他说:“我想问你一件事:你给那男孩施了催眠术吗?”他说:“我让那孩子从这里的门经过,”我所在的围栏周围有铁门拦住了他们,他说:“我让他从门经过。我看见他站在那里,他抬起头,双眼还是对眼,现在他的双眼直了。他还站在那里。”他检查了孩子,他说:“他的双眼直了。发生了什么事呢?”你们在那里看到男孩的照片。他说:“发生了什么事呢?”他说:“你给那男孩施了催眠术!”

我说:“医生,他们发给你行医的执照,你对催眠术的认知还不如这个吗?”我说:“我对你感到吃惊。”
59

他说:“伯兰罕牧师。”有一大簇马蹄莲摆在那里。他说:“我知道神在那些马蹄莲里,但我能看到,你所谈论的对底下的人有哲学方面的影响,这没关系。”他说:“但我看不出马蹄莲的生命里有什么东西能在这里使那男孩的眼睛直了。”

我说:“医生,你知道的唯一的事,他的眼睛原是对眼,现在直了。你只有相信我的话。”我所能说的就是这些。
巴克斯特弟兄开始推他下讲台,他说:“等一下。”当着十万人的面,那个人走出来,说:“我要接受耶稣基督作我个人的救主。”当我在德班,哦,是约翰内斯堡门口遇见他时,当我离开的时候,这人拥抱我,说了方言。那是事实。我相信神要呼召他到事工场上:一位医生,著名的英国医生。
60

接下来的病例是个非常……他是个男子,脖子周围有领子,他们牵着他像牵一只狗一样。我说:“当然,我帮不了这人。就是这样,”我说:“我只能说发生了什么事。”他是……他是祖鲁人,他双耳这么大,耳朵上挂了耳环,他像这样俯伏。他是……我以为他想要为我跳赛前舞,像他们给旅游者扮小丑那样。我告诉他,不要,不要那样。

我观看着,说:“哦,这人所做的事,”我说:“他生来就是那个情形。”他父母在附近有二十码远。父母在底下站起来,在一些酋长所坐的位置后面,说是的,哭了起来。我说:“这人现在所想的是,他有个弟弟在家里,骑一只黄色大狗时受伤了。”我说:“他的腿受伤了,从此靠拄拐杖走路。”我说:“神已经医治了男孩。”
在底下的左后面,男孩像这样扛着拐杖走来,从那里走过去了。我告诉你们……[原注:磁带空白。]
61

现在要深刻领会这点,你们在外面也可以得到。听着。耶稣基督说:“我什么也不能做,唯有我父先显给我看要做什么。”耶稣看异象。多少人相信,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

瞧,在毕士大池,耶稣从所有残疾的、瞎眼的、跛脚的身旁经过,从他们每个人身边经过,医治了一个躺在褥子上的人。因为耶稣知道他在那里。为什么他不停在其他人身旁呢?神只给他显示那个人。后来他们问他,他们说,犹太人质问他。呐,听他说的话,《约翰福音》5章19节:“我实实在在地(就是绝绝对对)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唯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做。父显给子看,子也照样做。父做事到如今,我也做事。”
我祈求神,愿神帮助你们,祝福你们相信。
62

什么?说什么?叫队列。好的,好的。祷告卡。祷告卡在哪里?[原注:有人对伯兰罕弟兄说话。]W1和2,是吗?谁有祷告卡W3?W3,不管在会堂哪里,请举手。W3,好的,女士,过来这里。W4,我们正在错过耳聋的人,我不想这样。W4,W5,祷告卡W,在后面的侧翼里。好的。W5,好的。W6,好的。7、8、9、10,一直到……哦,我们看看我们能在那里排多少人?大约20个。一直到W20,根据你的号码排队上来,排在这边。瞧,每个人把你的卡翻过来。这边有你的名字和地址;另一边有个字母和号码。呐,这次让那些持有祷告卡的人上来。下次我们要从别的地方叫。

63

看看另一边,你有个号码。那是个字母和号码。那是W,一直到20:1到20先来,我们只能站这些人。我怀疑我们能站这么多人。W1到W20。现在让我们……

这里有多少想要得医治的人,却没有拿到祷告卡的?请举手。就是这样。会堂里到处都有。好的。如果你看这边,祷告,求神帮助你,神必赐给你,神必从这会众中对你说话。你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好的。
64

记住,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汤姆,如果你想,你可以把后面的电扇打开,雷德弟兄,如果你想的话。我看到一些人冒汗。好的。

W1到20先来。呐,如果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在这里,他会做什么呢?他能知道你的情况。我能说的大概就是这些。
瞧,你说:“伯兰罕弟兄,你是指他只能做神告诉他的事吗?”听着。这是他的话。你们相信吗?若不是神先显给耶稣基督看,他一件神迹也不行。
65

呐,你说:“哦,伯兰罕弟兄,瞧,一天有个瞎子来了,经过街道,叫喊:’主啊,可怜我,可怜我。’”他只是继续走。他走进屋里。他们进了屋,他们来到他那里,说:“主啊,可怜我,可怜我。”他转过身摸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心,”对吗,不是“我的”,而是“你们的”。父没有显给他看。他们有信心,他们的眼睛开了。

一个妇人来,摸了他的衣裳穗子,他从未医治那妇人。不,先生。耶稣说他没有医治她。他转过身,说:“女儿,放心;你的信心救了你。”对吗?是你对神已完成的工作的信心成就了这事。“你的信心救了你,”不是“我的”,是“你的”。
看看拉撒路,拉撒路的复活。耶稣,他们叫他,“来为拉撒路祷告。”他继续走开。他们又叫他。他继续走,继续离开。
第三天,或第四天,他说:“拉撒路睡了。”
他们说:“他必要好了。”
他说:“拉撒路死了,我没有在那里就欢喜,这是为你们的缘故,但我去叫醒他。”
66

当他来到埋葬拉撒路的坟墓那里,看看他所说的话。他说:“父啊,我感谢你,因为你总是听我,但我说这话是为周围站着的众人。”他清楚地知道神要做什么。神已经显给他看。故此,他呆了四天,等到异象应验才回来,做神告诉他要做的事。这应验了他的话:“我做父显示的事。”

呐,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今晚他必准确地做同样的事。他在他的教会里,你们相不相信?就是这样。不管……你们可以浇一加仑的油在头上。如果你有未承认的罪等等,它会留在你身上。是的。当与神和好,洁净你的心。你们在台上看了一晚又一晚,罪等等被揭露。罪还悬在你身上,就不要上这里来,除非你知道你……如果你不想罪被叫出来,你最好在来这里之前认罪。瞧?
67

不久前,有个冒充者溜进了队列里,去到一间大教会。我们在安大略省温莎市,第一个晚上的聚会我们有八千五百人。聚会快结束时,有个人来到台上,样子好看的人,穿着灰色西服,系着红领带。他上来。我太虚弱了;那些异象使我虚弱。他上来,说:“伯兰罕牧师,我想要得医治。”我就握了他的手,要看是什么病。我说:“弟兄,你没有任何病。”

他说:“哦,不,我有。”他以为那是心灵感应。他说:“问问底下拿了我祷告卡的引座员,看看上面。”
我说:“我不管你在祷告卡上记了什么,你没有任何问题。你不是病人。”
他说:“我是个病人。”
我说:“你不是。”我说:“先生,你可能曾经是,但也许你在底下有信心,得医治了。”
他转过身,把手插在口袋里,说:“是这样的吗,是吗?嗯?”他面对会众,说:“我知道。”
68

我想:“主啊,发生什么事?”就在这时,我观看他,看到一个异象出现。我看见他坐在一张铺着绿色桌布的桌子旁,有个穿蓝色西服的男人坐在桌子对面。我说:“你属于某个宗派,”今晚我不想暴光它,这宗派说圣经说我们才说,圣经不说我们也不说。我说:“你属于那个教会,你是那教会的传道人。”

他说:“不!”
我说:“你不要在神面前说谎。”我说:“昨晚你坐在桌子旁,有个妇人穿着绿色的裙子,她铺了一块绿色的桌布在桌上。一个穿红色西服的男人坐在桌子对面。你说:’我要下来,在卡上面写上我有肺结核等等,因为那是心灵感应。’”
69

有个男人在会众里尖叫了起来,说:“传道人,那是事实。我就是那个跟他在一起的。”那人来这里,倒下了,像那样揪住我的裤腿。

我说:“你记在那祷告卡上的病在你余剩的人生中要留在你身上。”是的。
70

在麦迪逊广场花园,我们站在那里,他们雇了一个家伙来给我施催眠术。那些家伙去到军营里,使那些男孩像狗一样吠。你知道是怎么样的。一些不信者来,是的,雇了那个人来台上给我施催眠术。我站在那里讲道,一直感觉到某处有个奇怪的灵。我往外看,他坐在那里。我想:“主啊,我能做什么呢?”我继续讲道。我想这事记在了我的书上。我继续讲道,留意。我留意圣灵,看它说做什么。我观察到它悬挂在上面,看见一个黑暗的东西绕在他头上运行。

我转过身,说:“为什么你像这样来欺骗呢?”我说:“因为你这样做了,神要责备你。”这人今天还瘫痪着。他们带他离开会堂。写信来要他的地址,看这是不是真的。他来,写信和别的东西。我说:“告诉他悔改。那取决于他和神之间。”你别想……朋友们,我们不是在玩教会游戏。这不是一堆的激动兴奋。我们是谈论神的大能。我不管你见过多少假币,你现在是在主的同在中。你相信。那些见证任何一个都是真实的。问一问,看一看。我是指医生的声明,不只是道听途说;它是事实。
现在要相信,朋友们。神有一个方式。当我们祷告时,你们今晚相信。
71

主啊,请怜悯。主耶稣啊,来吧。祝福这些有需要的可怜人。我奉基督的名祈求你帮助每一个人。愿他们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谢谢你,先生。

现在大家在这里要尽可能敬畏。呐,我知道这很难。但是,这里这些照片,多少人见过这照片?当然,你们在这城里都有。我希望我带一些来。如果你写信到家里,就能得到一张。我想他们卖五毛线。那是美国政府的见证,挂在华盛顿特区名人堂、宗教艺术厅里。唯一被拍下来的超自然物。瞧,那是火柱。问问联邦调查局指纹方面的专家乔治·莱西对此是怎么说的。他的声明就在照片的背面;你们会看到它。
主在这里。我要你们真正地敬畏。呐,当病人过来时,仔细听:要祷告。只要你相信,神必医治你。要有信心。好的。
72

呐,朋友们,讲完道后,被挤到后面有点难。当然,我们的主,他……那是神。回到恩膏运行的地方。看看我周围,各样的灵都在我周围。有人在这里患病,有人在那里患病,有人在那里患病,有人在那里患病,那些灵从各处进来。恩膏降下来;它顺从,每个灵都顺从圣灵。你们很多人不知道……当异象出现,你无法说出它是在哪里。我们在大聚会上没有这样。多少人参加过我们的大聚会,看见过?瞧?我们没有人来台上,只是病人,就是这样,我和病人。好的。

女士,我相信我们是陌生人,是吗?我们是。我只想跟你谈一会儿。如果你跟我是陌生人,请举手,因为我是陌生人,不认识你。不认识你,对你一无所知,你只是一个拿了祷告卡、走进队列的妇人。
73

呐,耶稣基督在地上时,他在井边遇见了一个妇人。他开始跟妇人交谈,说:“请你给我水喝。”他只是想要接触妇人的灵,瞧?你是人。你也是一个属灵的人。属灵的人在你里面,你的天性。你是一个人;借此,你是个女性,妇人。我是你在基督里的弟兄。因为你是个基督徒。

呐,当这位拿但业来到耶稣那里,耶稣说:“看哪,这是个以色列人,他心里是没有诡诈的。”换句话说,一个公正的人,一个基督徒。
他说:“拉比,你从什么时候知道我呢?”
耶稣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你在树底下的时候。”拿但业不想弄明白那是什么。
他就说:“你是神的儿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74

呐,如果耶稣今晚跟当时是一样的,我宣告他应许过的:“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呐,这要么是真理,要么是谬误。这是真理。神知道这是真理。这些是在教会里设立的恩赐等等。

你是个基督徒妇人,你来我这里求帮助。我能做的唯一的事就是为你祷告,或做一件事激发你的信心。对不对?呐,你相信我所告诉你的事都是真理吗,女士?你信吗?哦,如果你有什么事,有什么问题,你生命里有什么事,神必……某个东西必须让我知道。对不对?因为我从未见过你。会众,对吗?你看这妇人,我从未见过她。某个东西必须让……我不认识这妇人。她只是拿了一张祷告卡,来到台上。我从未见过她,对她一无所知。
75

呐,这必须是通过某个超自然存在的启示来的。如果耶稣基督穿着我的衣服在这里,他知道妇人有什么问题,是吗?但如果他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活在教会里,仍然能借着门徒做事。对吗?

姐妹,我只想……我想要你在这里看着我,就一会儿,让我能跟你交谈。瞧?它在周围各处。人们有很大的信心,因为他们参加了这些聚会,使得这有点难。你知道,我正在等候某个东西。我只是等候,看他要告诉我什么。
你记得先知上前去看神要说什么,拿着一个比喻上前去。那也正是我所要做的事,直到我得了恩膏。
76

呐,跟你稍微交谈一下,一会儿。当然,你眼睛戴着眼镜。那是……任何人都能看到。但它们是……你的问题不止是那个。你有个……你最近检查过了。是你的头有问题。对不对?是个肿瘤。对吗?在头上。你因为一个手术上来。对吗?那是事实吗?现在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如果我祈求,你要神帮助你吗?

我们在天上的父啊,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能力降在我们姐妹的身上。愿她得医治,你无用的仆人按手在她身上,祈求她痊愈。奉耶稣基督的名,愿事情如此,愿她痊愈,阿们!神祝福你,我的姐妹。愿你去,愿主耶稣与你同在,带领你。从这边回去。
大家都保持敬畏。
77

你怀里抱着那个小女孩,正在祷告,是吗?对不对?是的,先生。不,在那里穿着灯芯绒衬衫的男子。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信吗?神祝福你。哦,你对那孩子感兴趣。对不对?孩子有某种发作,好像是癫痫或类似的东西,失去知觉。我看到你必须把她放下,跟她同工。对吗?把你的手按在她身上。

我们的天父,我祈求你祝福那孩子,愿她得医治,为了你的荣耀。我祈求你应允这些事,奉你儿子基督耶稣的名,为了他的荣耀。阿们!主祝福你,我的弟兄。我相信你的信心达到神那里,孩子必停止那些发作。愿神与你同在,帮助你。
要对神有信心。
78

你好,女士?当然,我只是主的仆人。我们是陌生人,是吗?当我那次在这里的时候?哦,在小石城布朗弟兄的教会里。我相信他今晚在这里的某处。他的肿瘤得了医治,肿瘤。主祝福你,姐妹。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我相信;我相信你相信。你有癌症,还有心脏病,是吗?对不对?过来这里。

主耶稣,你说:“圣灵来了,他必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我祈求你医治这妇人,作为你的仆人,我按手在她身上,奉你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为了她的医治。神祝福你。现在去吧,不要疑惑。要有信心,全心相信。
现在保持敬畏。要有信心,对神有信心。
79

你好,姐妹。我们是陌生人吗?我们是陌生人,完全陌生的人。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我想你也相信。如果我是神的仆人,他的灵在这里,好像……他会的,如果他穿着我的衣服站在这里,嗯,他会知道你有什么病。他会知道你的生命。但是,需要你的信心来医治你,是吗?那是神的计划,他的计划就是信心。但这只是让你的信心提升到神那里,对不对?是的,只是要提升。

你还有癌症,对不对?是不是在妇科腺体的某处有癌症,妇科腺体上?是的。只有一个机会活下去,那就是神。我看到有东西站在我们中间。你丈夫也是一个病人,是吗?他好像有某种发作,是吗?或类似的事?是癫痫。他是个罪人,对不对?你一直想要引导他归向基督,对不对?那是事实吗,女士?过来这里。你现在相信吗?
80

全能的神,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将你的祝福降在这个可怜的人身上,我奉你的名祝福她。愿她今晚回家,完全好了。愿她丈夫得医治,得救。愿他们成为你的仆人,为你而活。我祝福她,延长她的生命,奉耶稣的名。阿们!愿主耶稣祝福你,我的姐妹。去吧,当你去的时候,愿神的平安与你同在。神祝福你。

要对神有信心。
有个坐在那里的人得了医治,是个年轻妇人。是的,但你有个孩子,是吗?或你关心的事情。对不对?一个小孩。你最近得了医治什么的?哦,昨晚。你在这里的聚会上得了医治吗?坐在会众中,只要相信,对吗?你有个小孩,是吗?我们看看。你相信神会医治吗?你是不是坐着,思想你孩子的事,让他能得到医治?小孩有肾病,是吗?如果是,请举手。去吧,当你去的时候,把你的手按在孩子身上,孩子也必痊愈。主祝福你。你有信心。
主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信这话吗?相信神。神必使事情成就。
81

小孩子紧张,是不是,女士?我知道孩子有什么问题,我想要看到什么事发生。你以前带孩子来过这里,是吗?你以前带他来过这里。是神经问题。我知道是什么,我知道是什么问题,姐妹。你知道,其他每个人都能看到,你瞧,孩子处在那情形中,生来就那样。但我不知道神已经为他做了什么。在我说什么话之前,我想要找出神已经做了什么。你明白吗?继续按手在孩子身上;保持忍耐,祷告。你想要……按手在他身上,让我为他祷告。

主耶稣啊,我为那小孩祷告。他紧张。我祈求怜悯他。主啊,请应允。会堂里很热,我祈求你医治他,我奉耶稣基督的名求你。阿们!
呐,姐妹,如果你想要给孩子一点空气,就往前走,你可以……你想要带他出去,到处走动,给他一些空气,往前走,等一下我想再看到他。现在要有信心,孩子会好起来的,只要你相信。
82

你相信吗,先生?你相信吗?你在底下现在不需要有祷告卡。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只要继续祷告。你不需要来到台上。现在,我挑战你相信我们主耶稣的名,你看这边,说:“神啊,我相信这人在讲真理,这是符合圣经的。”

这样求问神,说:“神啊,我相信这是你的道。你说你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我相信你在这里。我相信科学证据已经证明了,我相信你今晚在教会里。我相信。我有需要,你帮助我。”留意看他会为你做什么。你想要那肺病好起来吗,女士?你相信神会医治你吗?有个男子坐在后面,得了疝气,就坐在那边末端。你想要得医治吗?你要做的唯一的事就是祈求和相信。你必得着所求的。你只要有信心,神必使它成就。
你好,这是你的病人吗?对不起,先生。有时候它把我掉转过来;我几乎不知道……我们是陌生人吗,先生?我们是陌生人。你相信主在这里祝福你吗?你相信他会医治你吗?你真相信吗?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主所差遣的先知吗?呐,如果我不认识你,从未见过你,对你一无所知,你知道经过这几个晚上,今晚很难,你在这里做工,到处都是灵。它在四面八方拉动。故此,我跟你说话,要看我能不能……主必让我看到你。
你记得,彼得经过美门的时候,说:“你看我们!”
83

一次以利沙说,以利沙说:“我若不看约沙法的情面,必不看你。”瞧?换句话说,“看”是指“留意,理会”。那是我看你的原因,要让你的注意力离开你正在祷告的其它事。

是的,你还不确定自己有什么问题。他们甚至不知道。你有点认为自己有心脏病,有时候你认为是肾病。对不对?症状显示两者都有。
嗯,我看到一件白大褂,或者是……不,不,哦,是一个手术。我看到它重复了三次;你做过三次手术。对吗?你有……他们一次从你背上切除了一样东西,哦,是从肝脏切除胆囊,对吗?是的。是真的吗?那不是我说话,先生。现在是伯兰罕弟兄说话。刚才是主说话。你对他有没有信心?愿神可怜我的弟兄。愿他回家,痊愈。亲爱的神,我祈求你医治他。他回去,阿们!去吧,主耶稣祝福你,与你同在。阿们!
要对神有信心。
84

我看到一个男人和妇人坐在那里;我相信他们是夫妻。男人的头有问题,有某种头病;妻子有胃病。对不对,先生?把你的手按在她身上。你坐在那里祷告,是吗?主耶稣会使你们俩都痊愈。神祝福你们。愿你们现在去。主耶稣啊,我祈求你与他们同在,祝福他们。主啊,他们亲爱的信心升到这里,拉动你,请使他们痊愈,为了神的荣耀。我奉耶稣的名求,阿们!

神祝福你,弟兄。愿你……姐妹,只是到了更年期,你紧张,就是这个造成的。不要怕。你孩子时期就有过一段时间等等。对不对,弟兄?瞧?我现在看到了;它出现在我面前。如果是事实,请举手,先生。是的。我从未见过你,不认识你;你只是一个坐在会众中的男人。但那都是事实,对吗?我有某个办法知道,对不对?我说是耶稣基督,你相信是那样的吗?他知道你的生命。现在去吧,做我告诉你做的事,你就必要好了。
85

你们俩相当有压力,不安。导致你们俩出问题的是神经问题。她的胃里有消化性溃疡,食物变酸,口里尝起来是苦的。当她躺下时,会有胃病等等。对不对?如果是,胃一直动。弟兄,你有一件事。神爱你。现在你们俩去吧,相信,你们会好的。神祝福你们。

要对神有信心。会堂里每一个人都能得医治。圣灵,主的天使就站在那光上面。有个妇人在祷告。我看见她,她有棕色的头发。
好的,女士,你穿着黄色夹克坐在那里。神听了你的祷告。你一直患窦病,是吗?对不对?如果是,请举手。好的。现在回家去,欢喜快乐,赞美神;好了。信心救了你。
86

一直坐在那里祷告。哦,不需要解释。你知道。要有信心;相信神。你怎么能怀疑他呢?

带女士过来。你好,女士?不要灰心。主的同在。如果我是神的仆人,你愿意照我告诉你做的去做吗?你想要痊愈吗?你想要照你想要的方式服事神吗?你的心真的渴望服事他,你愿意吗?你愿意去服事神吗,如果神让你的胃病等等痊愈,你愿意去服事神吗?你愿意吗?愿主祝福你,去做神放在你心里做的事。你愿意做吗?神与你同在。从这边回去。
87

你好,女士?谢谢你,姐妹。你不能说比“神祝福你”更伟大的话。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我刚才对一件事感到震惊。一次我在这里叫出一件控告两位传道人和我的事。今天,他们跟我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说他们是不相信我所讲之事的。刚才我本可以说同样的话;但我保持沉默。我知道谁在聆听并明白我现在的意思。瞧?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我们是陌生人吗,姐妹?我们以前从未见过面。哦,如果我是神的仆人,神就会向我揭示你的事,对吗?你相信。你是……你有并发症。很多东西不对。我看到首要的一件事,你所拥有的首要的一件事,它离开我了。人们正在祷告。你瞧?
88

呐,你看这边。看着我,就一会儿。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全心相信吗?我又讲我的比喻了。你瞧?是的。你有关节炎。看你好像有点僵硬,很难起来。早上,你知道要把自己挪到边上,从床上起来。你有关节炎。很多的……喂,你是不是某种教师或宣教士,类似这样,工场上的什么人?你是不是有点教导,做宣教的工作之类的?这是不是真的?传福音的。我看到你拿着圣经,教导人。那是真的吗?是的。今天有人为你祷告了吗?是不是有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我相信那是雷恩弟兄,一个老人,为你祷告了。我看到你站在厅里之类的。对吗?哦,那是神应允祷告的时候。回到你的地方去。你不需要……

89

要对神有信心。在哪里?雷恩先生在哪里?我刚才在异象中看到了他。雷恩弟兄,他在这里吗?我刚才在异象中看见他的一件事。是什么呢?是什么呢?[原注:有人跟伯兰罕弟兄说话。]哦,哦。你为一个妇人祷告过了吗?[原注:有人又跟伯兰罕弟兄说话。]

瞧,基督徒朋友们,任何人都会为你们祷告。医治的恩赐在教会里,大家都可以有。它可能在一个人身上,以后又在另一个人身上。教会里有九种属灵的恩赐。神认得。如果你感到有带领去为某个人祷告,就去做。如果你有了圣灵,神正在带领你做那些事。好的。
过来,先生。
90

现在要对神有信心。相信。记住。我能谈一会儿吗?让我有点吃不消了。大家都保持敬畏。大家尽量平静,安静。朋友,你没有意识到压力是什么。你同时生活在两个世界里。但你们在这照片上看到的主的天使在这里。会堂里的每个灵此时都借着耶稣基督顺从我:每个灵。奉主耶稣的名,我掌管这会堂里的每个灵。

相信我,如果神见证了是真理,它是真理。我没看到你躺在那里,先生。你相信吗?你有祷告卡吗?你没有吗?你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你信吗?我亲爱的弟兄,根据你的样子,你一定是病了。你一定病得很重。如果我能借着神的灵告诉你,你有什么问题,你会感到受鼓励,为你的医治相信神吗?你会吗?我此时不知道。你只要继续祷告,好吗?我这里有一条长长的祷告队列,先生。只要继续祷告。你们其他所有的人,只要继续祷告。做好准备。
91

似乎有乳白色的薄雾悬挂在这里。如果人们……朋友们,你们有……如果一个人说某件事……一个人可以经过,说各种的事,你有……你没有……你不需要相信它,直到神说它是真理。如果它符合神的道,神支持它,说它是真理,不信就是罪了。

圣灵医治了每个人。耶稣基督死在各各他时,医治了每个人。现在每个人都顺从这超自然的存在。如果你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就可以得着你所愿的。相信我祷告的;不是信我,而是相信我告诉你的,即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你了。你只要相信。这样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宣告他的同在,印证他在这里。太奇妙了!我的灵喊出来了。当我看到黑暗笼罩在人们头上……为什么每个人不能都相信我们的主耶稣呢?把我的生命献给它。我仍然准备好了。我在宣告这点:行走在加利利海上的同一位伟大医治者—耶稣基督,就在这会堂里,正在应验,使他自己说的话可以应验:“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
92

你好,先生。相信我们是陌生人,是吗,先生?哦,为了此时能移动整个东西的那点信心。还有一块石头要翻过来,就结束;若是可能的话。哦,似乎那么近……我们是陌生人,是吗,先生?你相信主耶稣基督吗?你相信,是基督徒。我对此很高兴。你有一件古怪的事,你今晚正在祈求,是吗?我要说吗,或者你知道我在讲什么。我要说吗,或者自己留着?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不管怎样。你从孩子起性情就古怪。是的。你渴望一件值得的事,不生育。是真的吗?我说……你是不是在海军里或者你是不是海员?我看见衣服,男人站在你旁边。那是你。你是海员。你现在是,现在在海军里。哦,神祝福你。去吧,奉主耶稣的名痊愈。

要相信主!
先生,努力尝试,只要继续相信。如果说有什么事是我能做的,我就会做,但我做不了。关键是你的信心,先生。你不能向我隐藏你的生命,但是医治,神已经做了。你瞧?你必须心里相信。瞧?接受它,相信它。
是这里的这个人吗?这个……
93

你好!我们是陌生人吗,先生?我们是陌生人。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谢谢你,弟兄。如果我是神的仆人,神知道你,他知道他所有的仆人。你晓得你是在某种的同在中,是吗?你知道。这真是某个东西的神圣同在,是我们的主基督,不是你的弟兄,而是主耶稣。你一定很不安,是吗,弟兄?你是个基督徒。你似乎……是的,你做过一个手术。你做过两次手术,两次手术。你有胃病,是吗?你一直紧张,不安,对不对?那引起了很多的……喂,我看见了汽车粉碎。你出了一次车祸之类的,对不对?是不是伤着你的背?我看见他们把你翻过来,伤到背了。你是个传道人;你是福音的传道人。对不对?你现在相信我是主的仆人吗?过来这里。

主耶稣啊,祝福这人。愿他今晚离开这里痊愈,祝福我们亲爱的弟兄,打发他去,奉耶稣的名。神与你同在,我亲爱的弟兄,使你完全好了。
94

你准备相信吗?你相信圣灵在这里吗?你相信主的天使今晚已经搜查了这会堂吗?瞧。神想要这里每个人都痊愈。你相信吗?

姐妹,你是不是在努力试过?小儿麻痹的受害者。要有信心;有勇气。继续祷告,相信。哦,此时圣灵可以横扫这会堂,医治这里每个人。
为什么你们不都接受呢?你们相信吗?互相按手;让我们一起祷告。互相按手。站起来,将赞美归给主。
先生,起来。你得了癌症,是吗?站起来。从褥子上起来,拿起你的褥子。使癌症……拿起来。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耶稣基督的名医治这里的每个人,主啊,使他们痊愈,赞美和荣耀归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