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403 罪的残忍和从我们生命中除掉罪所付上的代价

1

谢谢你,汤姆弟兄,如果可以,请你把那里的那个小东西调到最大的音量。今晚我几乎不想来这里了。我得了流感。但我答应了要来这里。我对内维尔弟兄说,叫考克斯弟兄上去告诉他。我说:“告诉内维尔弟兄继续主持聚会,因为我沙哑得太厉害了。我几乎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他说,他回来说:“你最好上去,比尔弟兄。我相信这是件好事。”所以,我总是乐意做出某种的努力。我真的沙哑得太厉害,不能对你们讲道,但我靠着这里这个小装置的帮助,可以跟你们讲一会儿。
每次我来到印第安纳州,嗓子都会沙哑。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每次我都沙哑,得了感冒。这里温度太低。我突然来到这里,好像实在免不了感冒。我祷告,它好像还是来了。但我总是尽全力对付我必须对付的东西。所以,我总是尽力那样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那是神所尊重的,哦,对不起,是期待,是神所期待的。
2

呐,我相信我们的主必祝福你们大家,并在这个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的聚会期间赐给你们极大的祝福。今晚和明晚聚会继续进行。是吗,内维尔弟兄?[原注:内维尔弟兄说:“是的。”]明晚继续进行。

我必须下来这里,然后离开这里,去对路易斯维尔的一群传教士讲道。我想,我想这场传教士集会有来自十七或二十七个国家的代表。他们想要我明晚去那里讲几分钟。星期天早上是……
3

是什么事?[原注:有个人说:“请你现在给这里这个人祷告好吗?”]弟兄,请按手在他身上。

我们的天父,此时我们奉你爱子耶稣的名祈求,愿你的怜悯今晚藉着医治我们的弟兄达到我们身上,这人坐在那里,此时似乎病得很重。你说:“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雅5:16]今晚我跟这些人一起奉主耶稣的名祈求,愿你此刻医治我们的弟兄。当我们的弟兄站在那里,按手在他身上,代表着我们主耶稣的手,我们把我们的祷告合在一起,奉基督的名送给你,愿我们的弟兄快快地从他所得的这疾病中恢复过来。阿们!
愿主祝福你,弟兄。你们大家让他透一点气;他有点像是被围在那里了。嗯,让他走出去。如果你想走出去,先生,嗯,只管去到会堂后面给自己找个座位,你可以在那里透透气。
呐,主耶稣知道我们一切的困难;他是背负我们重担的。
4

呐,星期天早上一大早,六点钟,是日出聚会。多少人喜欢复活节的日出聚会?我们期盼着极大的祝福。呐,若主愿意,我要举行日出聚会;从六点到七点。然后回家吃早饭,再回来。九点半是正常的主日学聚会;内维尔弟兄会在这里。主日学聚会一结束,我立即为那些要在复活节星期天上午受洗的人进行洗礼事奉。

如果你还没有受浸礼,又渴望受浸礼,你是个基督徒,相信耶稣基督的神性,是神的儿子,你想接受你在我们团契中的位置,要受洗,我们很高兴你在复活节上午十点半来这里接受浸礼。带衣服来。如果你没有衣服,当然,嗯,特别是妇女,他们那里有给女士穿的不同尺码的袍子。我想他们还没有给所有男子穿的袍子。但我们很高兴复活节你们跟我们一起在这里。
5

接着,星期天下午要为某个在这地区或这里某处住过一段时间的人举行葬礼聚会,我相信她不久前在内维尔弟兄的讲道下悔改信主了。我相信她名叫伊斯特或别的。他们从殡仪馆打电话给我,问我和内维尔弟兄等一些人星期天下午两点会不会去莫塔兹殡仪馆唱歌,举行聚会。

我不记得这女士,伊斯特,雅斯特或伊斯特。今晚我想你们许多人在报纸上看到过。[原注:一位姐妹说:“比尔弟兄?”]是的。[“她过去叫埃德娜·贾斯特斯;过去来这里很多次。”]埃德娜·贾斯特斯,你们可能认识她。她也许是个年轻妇人,是吗?对吗,姐妹?[“二十九岁。嗯。”]年轻的妇人。我相信他们……她妈妈打电话给我说她留下了两三个孩子。那确实是太糟糕了。
6

这只表明这个必死生命的罪恶,不是吗?但在……如果她在基督耶稣里,今晚她就比坐在这房子里的任何人都更好。她只是行过了所有必死之人都必须走的死荫的幽谷。有一天,你我也必须走那条道路,但我们不用单独过约旦河,因为耶稣是我们的救主。所以我们……

如果你想要去莫塔兹殡仪馆,它位于枫树街,在胡桃之间……不,我想是蝗虫和华尔街,当你往西走时就是在右边。我不知道他们哪里……那是多少号?[原注:有人说:“221。”]221号。我年轻的时候,它是在老斯科特和考伯斯殡仪馆过去所在的地方。是在星期天下午两点。
7

接着,星期天晚上,这里又有正常的复活节聚会。我们也许要在星期天晚上传讲受死、埋葬和复活。我们真不知道我们的主在接下来的星期要做什么,接下来的一个星期聚会是否继续或什么。我们相信你们能来的,星期天都会来这里。

我认出了周围许多传道人。有人告诉我富勒先生在这里,他过去常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这人在这里吗?富勒弟兄,你是不是过去在纽约带我到处参加聚会的那个人?很高兴见到你,富勒弟兄。主祝福你。
后来我在这里看见了另一个传道人,是汤姆弟兄不认识的。我甚至不知道这孩子的姓,但我知道他们在那里叫他朱尼尔:杰克逊,杰克逊弟兄,朱尼尔·杰克逊,请举手,杰克逊弟兄。我们很高兴有你跟我们在一起。他是从伊利莎白附近来的,来自那里的卫理公会教会,若主愿意,在我们回到事工场之前,我很快要去那里举行一场聚会。
呐,主让我去印度的伟大呼召……每天一切都变得越来越艰难。请为我祷告。
8

呐,今晚,这是耶稣受难节。这个晚上,我们大家都……哦,我猜,在耶路撒冷,到这个时候,星期六早上的太阳几乎要升起来了。整天,人们都沿着那同一条老路缓缓而行,十字架在这条路上拖出了背负者血淋淋的脚印:泪水,他们受苦的灵魂,哭声。今天,许多大教堂等等庆祝了这个伟大的纪念的时刻。若曾有个时刻是世人应当庆祝的,那就是现在,这个患难的时刻。

看到这里这架老风琴,我想知道我们的姐妹是不是……我爱风琴,我有点老古董了。我想我们能不能在琴上起个调子。
求主使我近十架。
这是很久以前我们常唱的老式、动人的好歌之一。我想我们能不能一起唱这首歌。我爱这首歌。
在此有一宝泉。 医治活水无代价,流自各各他山。
多少人知道这首歌的一段?好的,你们现在跟我一起唱。呐,让我们把周围的窗帘拉下来,把我们的心思放在一千九百年前的这个下午。何等的祭物,世人对这个震动了全世界的事却一无所知。呐,你想要靠近那个地方吗?在那里你可以跟他交通,蒙他祝福。
9

现在让我们大家都来唱这首歌,就照老式的唱法,不要……就照你们自己过去唱歌的方式来唱。好的,汤姆弟兄,你帮我领唱一下,好吗?我现在没有多大的嗓音。好的,好的。[原注:罗伯特·汤姆弟兄帮助领唱“近主十架”。]

求主使我近十架,在此有一宝泉。 医治活水无代价,流自各各他山。 十字架,十字架,永是我的荣耀, 等我被提到天家,仍是我的倚靠。
当你们低头时,如果可以,让我们现在来慢慢地哼这首歌。[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开始哼“近主十架”。]
警醒等候主十架,时时信靠仰望, 直到被提得上升,永远见主面光,
[原注:汤姆弟兄继续轻轻地唱“近主十架”的副歌。]
我想知道你此时要不要……没有人为你那样做了。我想知道,你要不要把生命重新奉献给基督,说:“主啊,记念我。我感激你为我劳累、受苦、流血、受死。我不配,但我现在要举手,主啊,你会看见我。我想要把我的生命重新奉献。”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好的。“主啊,我想在这个耶稣受难节的晚上把自己重新奉献给你。”神祝福你。
10

父啊,我祈求你祝福这些举手的人,还有那些连举手的勇气都没有的人。我们祈求满足一切的那位今晚祝福他们每个人。

我们想到了各各他,神我们的救主躺在羞耻中,被取下来,被交在一个富人手里,他去求彼拉多,取了耶稣的身体,拿去,用干净的细麻布裹起来,放在坟墓里。神啊,临到那些可怜门徒的该是何等的感受,似乎他们那时被打败了。他们如此信赖的那位现在走了,但并没有多久。成了流血的祭物,就是这样。几个小时后的一天,他复活了,喜乐就临到了。
11

主啊,今晚帮助我们,我们正处在这个时节,愿它临到我们,使我们看到为了叫我们得赎所付上的苦难,为了让我们喜乐所付上的忧伤。愿我们的魂……今晚,主啊,愿我们把自己奉献给你,神啊,我们的魂受苦,仰望那边,看见何等可怕的死亡。罪一定是太残忍了。父啊,我祈求你祝福我们在一起。

神啊,求你帮助我,你的仆人站在这里,声音非常衰弱,你的儿女们正等着听从道而来的东西。主啊,帮助我向每个人白白地掰开生命的道,我们把自己的生命和心重新奉献。当我们想到这祭物时,我们心里的泪水滴落在内心的深处。现在求你帮助我们,我们奉基督的名求,阿们!
12

我只想读一些经文,请你们专注一会儿,并为我祷告。《以赛亚书》53章。

也许今天我们听过了电台广播等等。今天我想到了基督。我情不自禁地去到某个地方,跪下来;当我想到,当我回想在各各他发生的事时,我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还没来得及听任何电台的广播,但也许明天晚上,我们可以从他们传讲福音的角度来讲一讲这点。
13

但今晚,让我们回到旧约。我想传讲:“罪的残忍和除掉我们生命中的罪所付上的代价。”在《以赛亚书》53章,受膏的先知在主来之前712年,他说了这些话。

1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2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3他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他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4他诚然担当我们的忧患,背负我们的痛苦。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5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6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7他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8因受欺压和审判,他被夺去;谁能述说他的世代?他受鞭打、从活人之地被剪除,是因我百姓的罪过。9人使他与恶人同埋,死的时候与富人同葬;虽然他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10耶和华却喜悦将他压伤,使他受痛苦。你必使魂……哦,你必使……你必看见……耶和华以他的魂为赎罪祭。他必看见他的种子,并且延长年日,耶和华所喜悦的事,必在他手中亨通。
如果今晚我可以从这里取一个圣经主题,我要选第6节。
6我们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
14

我只想讲一会儿。当我们当中拥有主的喜乐时,我们总是很高兴;我与你们一同欢喜。但你曾停下来思想过,为要得到这个喜乐所付上的代价吗?你曾意识到它背后的代价吗?审判是什么,罪的工价是什么?罪一定是太残忍了,导致神的儿子去各各他,神击打他,转过脸不看他,击打他,他受苦了。看看他是谁。

呐,我要给你们描绘一幅小图画,现在讲一下。让我们大家今晚做一次旅行,坐上小船,坐上太空船或飞船。让我们回到一亿年前,在还没有世界,还没有星星或任何东西之前,除了太空,你什么也看不见。整个太空都是神。太初有神。
呐,我们会看到,一束小白光出现了。我们称它是光环。那是神的儿子,起初从神出来的逻各斯。
15

接着,他站在那里;在他的头脑里,他开始思想世界会是什么,在他头脑里描绘出了所有这些图画。他说:“要有光。”

一个原子分裂了,开始向前裂开,原子爆炸了,第一个原子爆炸了。然后那些原子开始堆积,直到成了火山灰,就像湿气,不管是什么,开始裂开,原子分裂。不久出现了一颗星星,或一块像导弹一样的东西飞了出来,飞越天空。他也许注视着它几百万年,然后神停住它。他不着急。他永远都有很多时间。他从起初到末了。对他来说时间不存在。接着又有一颗星飞出来,神这样把它停下来。
16

他在做什么?他在写他的第一本圣经。第一本圣经写出来了,是写在天上,黄道带。它从处女宫开始;那是基督第一次来的方式;以狮子宫结束,基督的第二次到来。他在写他的第一本圣经。

第二本圣经写出来了,是由以诺写的,写在金字塔上。
第三本圣经写出来了,最后一本,就是这本。[原注:伯兰罕弟兄指着他的圣经。]
神总是在三里行事。神在三里得以完全。他是完全的。[原注:伯兰罕弟兄清了清嗓子。]对不起。他在父、子、圣灵里得以完全。他在称义、成圣、圣灵的洗中得以完全。他在他的三里得以完全。
我们在他的创造中,所以我们是在三里得以完全:灵、魂、身体。我们的身体由神经、血液和细胞(肉体)三样所控制。一切都在三里得以完全。
17

接着他说,他把那一切都造完之后,在做别的事之前,我能看见这个小光环运行在这个世界上,世界只是冻住的火山灰,好像一座大冰山一样悬挂在那里。神把地球移向太阳,开始绕着太阳像那样转动它。它开始融化,大冰川松动了。德克萨斯成形了,平原出现在那里了;我们被教导说冰山如何下到那里,最好的年代学者可以算出来。然后整个世界,冰山冲进了墨西哥湾等等,水充满了海湾。“世界空虚混沌。”呐,我们在《创世记》第1章,瞧?接着,神运行,把空气跟水分开了。神又造了各种光体。

然后神创造了所有的受造物。当他造完之后,所有的树、植物等等都长出来了。神安排的多美啊。神爱它;它太美了。神看那是好的。
18

神不能把它只留在那个状态中;他必须留一些东西跟它在一起。所以他说:“我们(复数)要照着我们的形象造人(复数)。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造人。”当神造他的第一个人时,那是一个灵的人。他是与神或神的儿子逻各斯相似的东西。那是第一个人。然后神赐给人管理权,带领所有的动物界,就像今天圣灵带领信徒一样:“来这里;做这事。”

呐,如果我们完全顺服圣灵,神就会藉着圣灵带领我们,就像当时亚当带领动物一样。
19

神造了他们。当他造人之后,他开始实施那个想法,即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当时没有人耕地,没有人劳作,没有肉身的人。于是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

呐,这就是我认为植物学家或科学与基督信仰彼此不冲突的地方。因为科学说,人是来自一个不同的生命;我们说,当你在这里看一个人时,他拥有神的形象。一开始这就不是神的形象;这是动物生命的形象。进化论者和我们争论……我不相信他们所认为的那种进化链,说一切都来自于单细胞。但我确实相信我们进化,一个人进化出另一个人。但当神造了这一切后,他把人放在……
20

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呐,并不是照着他自己的形象。他已经造了人。然后神把生气吹进人里面,他便成了一个活的魂;所以人的魂是灵的本性。

呐,当你重生时,你并不是得到一个新的灵;你得到的是那个灵的新本性。那是同样的灵,却是灵的新本性。你拿两个人来看,让他们站在一起,两人很相像;一个是罪人,一个是基督徒。一个说:“我跟你有同样的灵。”瞧?但其中一个是不同的,他的魂,他的本性是不同的。他被改变了。
21

所以,当神把生气吹进这人里面。呐,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神是怎么造人的。神把人放在五个感官里,让人能接触地上的家,就是看、尝、摸、嗅、听。神以那个方式造人。呐,那些感官不是用来接触神的。

人接触神的感官是他的灵,他的魂要接触……“那犯罪的魂,必要死亡。”
呐,我绕了一大圈要指出一些要点,但我希望你们明白每个要点,这样你们就能清楚地看到神在各各他所做的事。
22

呐,当这个人,神把他放在他的感官、五个感官里。当时,这人他孤独,所以神给他造了一个妻子,配偶,从他身上取了一根肋骨,造了一个女人。

那是个美丽的预表,一切都在预表神从基督身上取出新妇,瞧?神打开亚当的身体,取了一根肋骨;男人在身体结构上比女人少一根肋骨。后来神在各各他打开基督的身体,取出新妇。教会藉着基督的血而来,归入基督的身体,瞧?
那是我们进来的方式,不是藉着别的方式。不管你属于多少个教会,你是个多好的男人,你是个多好的女人;你必须接受神满足一切的祭物,他所预备的方式,不然你就失丧了。没错。那是你能进来的唯一方式,就是经过那里。呐,那是唯一的方式,那是门。
23

耶稣在地上时教导了那个著名的比喻。他说婚筵举行了,每个人都被赐予一件衣服,他在那里发现有个人没有衣服。他说:“朋友,你为什么……你怎么没有穿衣服就进来呢?”

呐,东方婚筵的风俗,当新郎邀请每个人参加时,如果他邀请了五十个人,他就预备五十件礼服。他让人站在门口,每次有人进来,无论贫富,他都给那人披上礼服。这样就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富人还是穷人。穿上礼服,所有人看上去都一样。
今天神就是这样做的。他赐下圣灵,那是个预表。每个神所邀请的人,我们都是一样;不是这个人比那个人好一点,那个人比这个人高级一点。我们每个被神邀请赴婚筵的人在神眼里都是一样的。
24

他进来时,发现一个人……呐,只有一扇门可以进来,因为那是分发衣服的地方。他在宴席上发现一个人没有穿礼服,就说:“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你怎么没有穿礼服呢?”那人无言可答。他是从窗户进来的,别的方式。他不是从门进来的。

每个藉着基督进入基督身体里的人,都领受了圣灵,礼服。他就站在那里,你一进来,就给你穿上礼服,瞧?他是这么应许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25

呐,起初在那里,在伊甸园,神为亚当造了一个妻子或配偶。

呐,有时候,你在某些艺术家的杂志里看到这些图画。呐,那是很差劲的灵感。如果你看到夏娃头发像那样竖起来,哦,样子何等可怕,说:“那是我们的母亲,”嗯,世上没有人会欣赏那个。我相信夏娃是地上曾经有过的最美貌的女人。没错。当亚当看到她时,他……嗯,这只表明那种本性也传给了今天的人们。否则的话就会倒过来了。
26

所以,亚当把夏娃当作妻子。后来罪进来了。那是怎么回事,我有自己的想法。关于起初的罪,除了一些小规模的主日学,我没有在我们教会以外讲过。但不管怎样,当罪进来时,它把人与神的交通分开了。

呐,这是我要描绘的图画。呐,神晓得,或是某个天使或活物到神那里告诉神:“你儿子失丧了;他犯罪了;他堕落了。”
呐,首先注意人的天性,就是给自己弄一个宗教。一个人,他有某种的宗教。
那天,我在这城里跟一个著名的人交谈,他说:“你知道,伯兰罕弟兄,我的宗教就是遵守金科玉律。”那是好的。但是弟兄,除非一个人重生了,否则他必灭亡。是的。他必须重生;他必须重生。呐,金科玉律是好的;一个有道德的人也可以那么做。但一切都必须是超自然的。你会看到为了让我们能超自然地出生,神必须要做什么事。
27

呐,当人犯罪了,他为自己搞了一个宗教。“宗教”一词的意思是“遮盖”,就像一件遮盖的东西。这件外套对我来说是一个道德的宗教,因为它遮住了我的身体。你的衣服也是一样。它是个,它是个遮盖。

呐,注意,亚当,只要他不用面对神,他的无花果树叶就没问题。但当他必须面对神时,他意识到他的无花果树叶没有用。呐,朋友,你可能认为你是个很好的人(瞧?),你可能是。是的。但当你去面对神时,你……如果你还没接受神给你预备的祭物,你就失丧了,你会知道的。
28

我站在人们身边,看着他们死去,看到医生给他们手臂上打针,让他们保持安静,听见他们尖叫、失常,医生说:“哦,他们只是发狂了。”

我说:“医生,请等一会儿再打。”瞧?你可以听见他们,他们以为自己没问题。
“有一条路,人以为正,至终成为死亡之路。”[箴16:25]
每个没有重生,没有从神重生的人,都要走那条灭亡的路。你无能为力。你自己的魂引导你。如果你重生了,你就一定会上升。如果你没有重生,你就得下去。是你自己的魂成就这事。就像一根能打开某个门的魔杖;如果你没有魔杖,门就不会开。如果你没有重生,你就自动被拒绝了;就是这样。
29

接着我看到在那里,他们走出来,神知道他们无法在他面前站立。他知道他们躲藏,藏在一些树丛后面,遮起来,但他们知道他们的遮盖不够。

每个去教会的男人、女人……今天,我想到大教堂铃响了,钟敲响了,等等;人们去教会,做好准备,女人购买自己的复活节帽子等等。这成了什么?哦,我不明白兔子跟复活有什么关系(瞧?没有,先生。),圣诞树跟基督的降生有什么关系。那是异教,朋友们。我们在某个地方偏离道路了。没错。但一个真正重生的男人或女人意识到,因为你里面有生命告诉你,那是错的。对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30

呐,注意;亚当和夏娃。哦,当我想到那个时,我就忘了我的流感,不管我得了什么。当我想到,起初……注意!你说到血……

不久前,他们在卫理公会理事大会上讨论,要从卫理公会的赞美诗里删除所有与血有关的诗歌,说:“这不是一个屠宰场的宗教。我们不……我们要更好、更高贵的东西。”弟兄,那不是神接受的方式。它要么是……
“我一见这血,就越过你们去。”血!那是神惟一的替代品,只是在……“生命在血里面。你可以吃羊的肉,但羊的血,就是羊的生命,要倒在地上。”瞧,不是吃生命。
注意,太美了!我想到了那个。神想:“亚当、夏娃,过来这里。但在我能领你们出来之前,我必须要做一件事。”于是他去到山坡上,取了一只绵羊杀了,剥下羊的皮,让羊死去。
31

因为神必须持守他的道,不管你是个多好的男人,你是个多好的女人,不管你是什么。那是神。神必须持守他的道。

那是童女马利亚五旬节那天必须像其他的门徒一样上去领受圣灵洗的原因,因为她生在世上是个必死的人,必须重生,才能去到天国。阿们!
32

呐,瞧,女士,让我告诉你。虽然时间改变了,神并没有改变。你缺少了那个,就失丧了,瞧?呐,我只为了一千九百年前的今天神在各各他所做的事说话,向你们表明必须献上什么样的祭物来付上这个代价,那是神的方式。呐,有一条路似乎是对的;但神有一条预备的路。如果你一直走在神预备的路上,你就永远不会走错。

33

就像你开始去印第纳波利斯,过了桥,你说:“哦,那边是路易斯维尔吗?”

“是的。”然后你就朝这儿走了,那你很快就会迷路了。没错。你最好拿到蓝图、地图,查考一下,看你要走哪条路。
呐,这是神通往荣耀的蓝图。要查考它。它就在那里。它一路上都洒了血。如果你跟随着血,就不会迷路。阿们!呐,你可以看到。只要持守宝血,你就会没事的,因为路上每一步都有带血的脚印。
34

呐,注意神在那里,在他能这样做之前,他可以站或者……甚至在他们能站起来接受之前,神立刻就会杀了他们。他必须这样,因为他是至高的;他必须持守他的道。他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这就永远解决问题了。接着我能看到神在那里,他杀了这些羊。你说:“它们是羊吗,伯兰罕弟兄?”我相信是。基督是创世以来被杀的羔羊。

那是一块羊皮;神把那羊皮扔到树丛后面,吩咐他们裹在这些皮里面,然后走出来接受。
35

我能看见亚当和夏娃拿起这些血淋淋、片状的羊皮裹在身上。你能想象那两个完美的人,可爱、漂亮的身体现在裹在血淋淋的羊皮里吗?我能看见他们站在那里。

神说:“亚当,你既听从了你妻子而不听从我,我从尘土中取出了你,你又要归回尘土。”
又说:“夏娃,你既听从了蛇而不听从我,嗯,你把生命带来,接受世上的生命,你就得把生命带到世上。我要加增你的苦楚,你要恋慕你丈夫,”等等。
然后他说:“蛇,你既做了这事,走到……”蛇不是爬行动物,是一头兽,直立行走,比田野一切的活物更狡猾。记住我的话:那是经文。蛇像人一样直立行走,他诱骗了夏娃。神说:“你既做了这事,你的腿要脱落,你要终身用肚子行走。你要吃土。”
他们就在那里受了审判。神必须持守他的审判,因为他说了那话,他是神;他不能食言。他必须持守。既然他是神,他就必须持守他的道。没错。
36

所以我能想象,看到那可怜的夏娃,她看着亚当,金色的长发垂在后面,那双神所造的,像蓝天一样又大又亮的蓝眼睛里涌出了泪水,跟衣服上的血混在一起,从她身上滴下去,夏娃……亚当身体强壮,搂着她,让她依偎在自己怀里,眼泪从羊皮上流下去时,跟血混在一起往下滴。一路都是血!在那里,神说:“你们必须离开我的面。”

我能看见夏娃和亚当互相搀扶着走,像这样走出去,那些血淋淋的羊皮拍打在他们的腿上,拍打着他们的腿。[原注:伯兰罕弟兄拍了一次手。]
37

接着我能看见整个太空就是神。神无生之始,无命之终;从亘古到永远。我能看见那广阔的太空开始像这样合在一起,又像那样降下来成为一个漏斗形,往下移动,神开始盯着那对小夫妻走过伊甸园,血淋淋的羊皮拍打在他们的腿上。神忍受不了了;降下来,哦,一直去到了神的心里,拼出l-o-v-e,“神爱……”他实在无法看着他们离去。

神又把他们叫回来,说:“我要让你的后裔和蛇的后裔彼此为仇。”后来那件事成就,是在各各他,神自己藉着一个女人降下来,为童女所生。
38

我多想稍微谈一谈那里,在伊甸园,注意,当他们因过犯被逐出伊甸园时,所有的祝福也因过犯被切断了。

今晚我想,那正是教会的问题。所有的祝福都因过犯被切断了。就是这样。
39

被逐出了伊甸园!呐,我要你们注意,来了……该隐和亚伯,亚当和夏娃的两个儿子上前去献供物。

我相信伟大的基路伯是在园子的东面,那把剑前后转动,把守着进入伊甸园的门。注意,火,圣灵的火把守着门。
今天,把守门的就是那个。如果你害怕圣灵和火,你就永远进不去。烈火,神的剑,神就是烈火,注视着那棵树,把守着那生命树。
40

呐,注意,这是一幅美丽的图画。哦!我能看见亚当,哦,是该隐和亚伯在耕地,出去献祭。我相信他们就在门口,在宝座那里筑了祭坛,他们可以在那里敬拜。

注意,该隐来了。他也许整年都工作,耕地,做他所能做的一切,要得到最大的苹果,或最大的南瓜,不管他得到了什么,带到门口。他就在神面前的门边为自己筑了一座坛,放上他所有的果子、大百合花等等,正确地放在坛上,然后跪下来敬拜神。
41

呐,我要你们……我希望这点能前所未有地渗透到你心里,直到你明白了。瞧?呐,注意,如果神只要求你去教会,该隐就跟亚伯一样公义了。该隐给耶和华筑了一座坛。你说:“哦,伯兰罕弟兄,我不但做那个,我还献祭。我给海外宣教捐献,我……”那些事是好的;那是好的。但神要求更多的东西。

该隐自己那样做了,瞧?他带来了祭物;他敬拜耶和华;他跪下来,向耶和华献上赞美,说:“主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给你带来了供物;我筑了一座坛。”阿们!
确切地说,“我是教会的会员。”这个进到你心里了吗?瞧,“我是教会的会员;我相信你。”让这一点深深地进到你心里。“我是神的一个信徒;我筑了一座坛;我带来了祭物。我在这里,主啊,我在敬拜你。”神却拒绝他的献祭。是的。
42

“复活节早上,”像这城里的一位牧师说的:“传道人,你知道我在复活节早上做什么吗?”

我说:“什么呢?”
他说:“我告诉我所有的会众,我祝他们圣诞节快乐。”
我说:“为什么?”
他说:“要到下一个复活节我才能再见到他们。”
大家都在复活节出来,就是这样,买新帽子和新衣服。那跟基督有什么关系?哦!这一年,明天新教领域将有几百万美元花在百合花、美丽的大百合花上;每个会员都会过来,把花放在坛上。神不在乎坛上的百合花。他要你在坛上。不是百合花,不是你的祭物。你是那个应该在坛上的人。那就是差别。神所要求放在祭坛上的就是你。
43

呐,我要你注意,那性情,那是撒但在该隐里面。注意。

呐,对你们一些是客旅和旅行的人来说,这点应当让你们感到很欣慰的。也许我们得说:“哦,我希望我们能在我们的教会里做这个那个。”要知足。哈利路亚!我宁愿在后面巷子的某处旧房间里敬拜神,有神在里面,也不愿在大教堂,却没有神在里面。没错。肯定的。在那里!该隐是个可怜的人。注意,该隐带来了他的供物,把供物放在那上面。注意,他是从撒但的家系来的,他指望神接受祭物,因为祭物是美丽的果子,是他自己做的一些东西。
44

太多的人说:“哦,我属于某个不同的阶层。我给红十字会奉献,我给慈善机构奉献;我给教会捐献。那怎么样呢,伯兰罕弟兄?”那都是好的。

但是,“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进神的国。”注意这点。
那些慈善的事是好的,但那还不是神预备的方式。该隐按照自己的方式来。今晚许多人也按照自己的方式来。
45

你根本无法推理它。嗯,推理根本不能……你的推理没有资格。你没有资格推理它。如果你可以推理它,就不再需要信心了。你必须凭信心献上它。

呐,你说:“伯兰罕弟兄,你的意思是我必须下去那里,被圣灵充满,像其他人那样举止吗?”如果你指望跟其他人在一起,你就必须这么做。就是这样。是的,先生。就是这样。你可以拿……
乃缦经历了同样的事。神告诉先知:“告诉他,’下去浸七次。’”
乃缦说:“这里的水不是更干净、更好吗?”但那是约旦河的水;有时候看起来很不好。
46

我希望今晚这里的每个人都仰望各各他,一千九百年前它让神付上了什么,然后举起你的手,说:“我愿选择属主,被藐视的少数人的道路。”

你说:“我必须跟汤姆弟兄和那些称作圣滚轮的人联合吗?”
弟兄,我差不多环绕世界三次了,我还从未见过一个圣滚轮。是的,先生。我见过圣洁,却没见过圣滚轮。那是魔鬼强加在教会身上的名字。神说:“非圣洁没有人能见神。”你可以用它来对照一下自己。那是神的方式。
47

你说:“那些尖叫、叫喊、乱来的人吗?”弟兄,事情就是这样。“嗯,”你说:“对我来说那是癫狂。”

那就是你应当重生的原因。当你重生了,那就不是癫狂了。你就会跟我们在一起。他们曾经跟你一样想。没错。他们跟你一样想,直到他们自己进去了。那是一个改变,一个转变。“转变”的意思是“改变”任何东西。除非一个人向自己死去,说:“主啊,我对此一无所知。请收纳我。”阿们!然后神就会做,瞧?
48

呐,该隐说:“我已经把这一切都放上去了。”神拒绝了它。他把这一切都搞得很漂亮。

也许你想:“哦,我要参加日出聚会;我要有一顶新帽子。”
一次,一个女孩要在我的聚会中唱歌。她说:“伯兰罕弟兄。”她妈妈在洗衣盆里洗衣服维持生计。她却必须在头上弄些卷发,你知道。
那是什么?修指甲吗?你称那东西叫什么,她头发上的东西叫什么?我知道那是错的。我根本想不起那个叫什么。我对此知道得不多。托妮?[原注:有人说:“不是。是烫发。”]烫发,就是这个。
她必须在头发上弄些卷发,然后才能在唱诗班里唱歌。她可怜的老妈妈在洗衣盆里洗衣服维持生计。当她去烫发时,我说我不会让她唱,她要是那么做,她就根本不配去唱。是的。
49

不管怎样,愿神帮助我们保持讲台圣洁。那就是今天世界的问题,在他们的……呐,仔细听,弟兄。我相信那种在偏僻的树丛里老式、像檫木一样粗犷的经历,你在那里挖出了一切的毒根,翻开土地(没错),撒上种子。

呐,注意,该隐,他认为:“美丽。”
他们认为:“哦,我们的教会……我们要建一个新教会。”那是好的。一切美的东西都是好的,只要你携带主耶稣。如果你先得到耶稣,他必看顾剩下的事。
50

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认为这种模样的女孩应该去祭坛吗?”

我说:“弟兄,现在到了春天。外面所有的矮橡树,每一棵树上都长出了它们在去年秋天所拥有的叶子。但要让新的叶子长出来,我们不用把旧的叶子摘掉。只要让新的生命长出来,旧的叶子自然就掉了。”没错。阿们!
听着,让我也这样说。如果旧的叶子不掉,这表明新的生命还没有来。现在不要生我的气。我是在讲耶稣,好的,是那样的。好的。
51

注意它让我们的天父付上了什么。看看他所做的事。

该隐来了,他献上了供物。他敬拜,他去教会,他就跟旁边的人一样好。
以扫也一样。以扫在性格上是个比雅各更好的人,更是个绅士。他爱他父亲;还有他所做的事。但神拣选了雅各。
52

注意,亚伯来献供物,哦,当亚伯来的时候,事情就很不一样了。亚伯来了。他没有劳作;他没有试图寻求去城里最大的教会。他没有试图寻求跟最好的人群交往。阿们!他只是带着他所拥有的东西上去。就是这样。他是个牧羊人。所以他过去取了一只羊羔,绑住它。我想那时他们还没有麻绳,所以他一定是拿了一根葡萄藤,绕在羊的脖子上。

但这表明什么呢?他们带他到各各他。他是羔羊。你说:“为什么他降生在牲口棚里呢?”瞧,羊羔不是生在家里。它们是生在牲口棚里。它们被带到……它们像羊羔一样被领到宰杀之地。他们把他带走了,带他去各各他。他是创世以来神的羔羊(阿们)。当我想到这个,弟兄。亚伯的小羊羔来了。神的羔羊来了。
53

当我想到这点,我的心不停地翻转。我想,我,一个可怜、不配、不虔诚的罪人,要死去,活在世上没有神,没有基督,没有指望。基督在合适的时候替我而死,美丽的那位,成了被藐视的,被弃绝的,使我能在神的眼里蒙悦纳,代替我。哦,我实在无法理解这点。我实在无法想象神怎么会为我那样做。我是谁?你说:“他为你那样做了吗?”是的。

一天,圣灵来了,找到了我,说:“他为你那样做了,”我相信他;我相信他。是的,先生。我接受了他,我发现是那样的。不管人们说他们是什么,“他们是狂热分子,”不管他们是什么;我相信神。他说的话,他做到了。
54

我能看见亚伯。注意。呐,我能看见亚伯去拿这条葡萄藤,伸手抓住一只母羊头生的小公羊羔,把这条藤套在羊的脖子上。他上来,拖着羊(这没有什么美丽的地方,不是吗?),把它拉上去。然后亚伯把羊放在一块大石头上,把羊放在东门的尽头。注意。

该隐也许整年都耕地,尽他所能得到最好的收成,认为他可以藉此蒙神喜悦。
55

许多人说:“我要停止说谎;我要停止偷盗;我要停止抽烟;我要变成更好一等的人。我要进入某个协会。”

这就是了!神不在乎你翻过新的一页。他要你把心转向基督,让他用你做事。不是你能做什么,我们得救不是靠好行为,乃是靠着他的怜悯得赎的。“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弗2:9]因为我们是,我们是神的儿女,不是我是什么,不是我自己做了什么;而是基督在神里面为你我做了什么。
56

注意,美丽的预表。他来了,拖着小羊羔,拉它过来。我能想象小家伙跌倒了,也许它知道什么临近了,拖着小脚。完美地预表了基督拖着十字架,神的羔羊走过耶路撒冷,跌倒,虚弱。

小家伙来了,咩咩叫。亚伯把羊拉上那块大磐石,放在磐石上,拿一块锋利的石头……我不知道,我猜他们当时还没有刀。那样按住羊,抓住羊的后脑勺,像这样扳到后面,拿刀或石头,开始砍羊的喉咙,石头砍断了羊的喉咙。羊羔死在那块磐石上,流着血,咩咩叫,血喷出来,羊的动脉断了,血溅得到处都是。白羊毛被血染红了。神从天上俯看,说:“是那样的。呐,你做对了。是那样的。”血从羊的动脉里溅出来。
57

那是什么?神的儿子,一千九百多年前的这个下午。他从监牢里被带出来。他被带到审判座前,再从那里被带到挨鞭子的刑堂,从那里上髑髅地,被拖到山上。古利奈人西门帮他背十字架。在那里,他死在万古的磐石上,血从他身上流出来,他身上被脱光了。哈利路亚!讥笑的士兵吐了一大口唾沫在他脸上。他说:“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就必求父;他就会为我差遣几个军团的天使来为我争战。但这不是我的国。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成就。”很快它就要在这里了。“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成就。”哦!

58

一次比利·信德说:“每棵树上都坐着一位天使,他只要松一下手,动一下手指;你只要这么做就够了。我们就会解决这里的问题。”那岂不是事实吗?

该亚法在旁边看,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那是给他的最大的赞扬。如果他救自己,就不能救别人。所以他舍了自己的命,叫他能救别人。哈利路亚!阿们!
“我们都如羊走迷;神使我们众人的罪都归在他身上。他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也是这样不开口。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你怎么能弃绝如此无与伦比的爱呢?看到他摇摇晃晃地走上山:可怜、微小、虚弱、瘦弱的身体在重负之下弯曲。
59

我想到了这位诗人,那天他坐在那里,他瞥见了这一幕,他写了:

岩石崩裂天空乌黑,我的救主低头而死, 裂开的幔子显明路,天堂之乐无穷日
何等的救主!哦,我们怎么能,我怎么能弃绝如此无与伦比的爱呢?因为他愿意为我为你那样做。
60

我的弟兄姐妹,我相信今晚你们会来到神这里,那是神预备的方式。那是给你的方式。他是惟一一位能跟你有关系的。他是这位代替你的。他是这位今晚站立的,复活的救赎主,今晚站在父的右边;看到他为每个在这房子里来到他面前的罪人乞求、恳求。我相信你会来。我相信你不会错过这个复活节。

亲爱的朋友们,我们处在路的尽头。我全心相信我们是。我们走到了路的尽头。愿主耶稣祝福你们;愿他今晚使你在他里面成为新造的人,这是我的祷告。愿他带领你们。一次在……
61

圣经中有个老瞎子,名叫巴底买。老瞎子巴底买,历史告诉我们,说他有两只鸽子。这两只小鸽子常常飞起来,在对方上面翻跟斗,人们就会拿他们的……巴底买拿着杯子,人们就会经过,他们会观看这两只小鸽子翻跟斗,然后给瞎眼的老乞丐投一些硬币。他是个结了婚的男人,有一个小女儿。他一生从未见过女儿。女儿在这个时期大约十二或十四岁,我们要来看巴底买的生命……他坐在……

据说一天晚上他女儿病了,他去到主面前。他说:“主啊,如果你医治我的小女儿,明天我就把两只鸽子献给你。”所以它们……主医治了他的小女儿,他便献出了两只鸽子。不久,他的……
62

接着你知道,他亲爱的妻子病了,她认为她……他们认为她要死了。于是晚上他出去到主面前,摸着他家的墙向前走,在田里跪下,说:“神啊,神啊,如果你救我妻子的生命,明天我就把我的羊羔献给你。”

呐,今天你见过瞎子由狗引领。他们训练那些狗来给他们领路。在那些日子,他们训练绵羊来给人领路,所以他有一只羊羔领他到处走。
他说:“主啊,如果你医治我妻子,哦,明天我就把我的羊羔献给你。”他妻子就痊愈了。
63

第二天他上去圣殿,对大祭司说,该亚法站在外面问:“瞎子巴底买,你去哪里?”

他说:“大祭司啊,我要上去殿里,把我的羊羔献上。我答应了主,如果他医治我的妻子,我就献上我的羊羔。”
他说:“巴底买,你不能献那只羊羔,因为那羊羔是你的眼睛。我给你一些钱,你从殿里卖羊的人那里买一只羊羔。”
但巴底买说:“大祭司啊,我从未答应神一只羊羔;我答应他的是这只羊羔。”
64

我想知道你们是不是已经做了那样的承诺。如果你今晚看到那满足一切的羔羊,心想:“主啊,如果你让我痊愈,我答应你我要事奉你;我要做我能做的一切。如果你让我的婴儿活下去……”或者,当你站着,你妈妈要去坟墓,或你爸爸或你的亲人,“神啊,我要见到他们,我要再见到他们。”我想知道你真是那个意思不是。我想知道这个复活节要来了又去了,你是不是履行了你所答应的事。

65

他上去献他的羊羔。回去的时候,有个人领着他。

所以他说,他回来时,祭司说:“巴底买,你不能那么做。”去牵他羊羔的祭司说:“你不能献这只羊羔。你不能献这只羊羔。瞎子巴底买,你知道那只羊羔是你的眼睛吗?”
他说:“是的,我知道。但我答应了神,神必为瞎子巴底买的眼睛预备一只羊羔。”
66

此后不久,一天他在寒风中发抖;他听见了喧闹声。神为瞎子巴底买的眼睛预备了羔羊。他走在街上。他说:“所有这些喧闹的声音是怎么回事?”耶稣所在的地方通常都有喧闹声。他说:“所有这些喧闹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有人说:“一个人,拿撒勒人耶稣经过。”
他丢下外衣,看也不看外衣丢在哪里,这时他根本不在乎了。神预备了一只羔羊。他去到羔羊面前。他说:“耶稣啊,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可怜我!”
财主和那些站在周围要靠近先知、靠近君王的人,说:“哦,安静;他听不见你。”他却越发喊起来。
其中一个人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那个日子没有那样的事。”
他喊得更大声:“大卫的子孙,可怜我!可怜我!”神预备了羔羊。
67

神为瞎子巴底买的眼睛预备的同一只羔羊,神在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今天也为你预备了,他爬上髑髅地,在那里献上自己,浑身被打得遍体鳞伤。

听着,朋友。记住,亚伯去到他的羊群中,取了羊羔,在献祭的台上杀了。[原注:磁带空白。]现在更好地明白这点。亚伯死在了他的羊羔所死在的同一块石头上。
今晚你愿意向自己死吗?你愿意向自己所有的想法死吗?只要跟你的羔羊躺在磐石上,死去,说:“神啊,可怜我。”我想到了那些有骄傲想法的男人、女人,那些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各种东西的年轻男人和女人。还有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想到他们的工作、声望和邻居或类似的事。
哦,为什么今晚你不爬上各各他呢?哈利路亚!让你自己的生命被砍掉,跟他一同死在十字架上。拥抱“万古磐石为我开,让我藏身在你怀。当周围古老的水翻滚,当暴风雨仍然猛烈时,我的救主啊,把我藏起来,把我藏起来。”随便世人怎么做,随便神学家怎么做,但我不想要他们的神学。我想要的是耶稣基督在我心里。让我与我的羔羊同死。“
68

哦,我知道那天晚上有多难,当时我走进那边那个小黑人宣教团,所有的白人都站在周围,说:“他跑到黑人宣教团那里去了。”这不容易。我里面有许多肯塔基的骄傲,像那样走上那里,但神说:“如果你想要圣灵,就走进那里。”我走进那里,在祭坛上跪下,我一直呆到羔羊……二十年前我向老我—比利·伯兰罕死去了。哈利路亚!

“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有一天,在那荣耀的复活中,当主来时,我的身体可能在那边的草皮下安息。但当复活发生时,你会看到草地翻开,我要在主伟大荣耀的形象中出现,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哈利路亚!),因为我认识他复活的大能。
我相信那是今晚你们每个人要做的事,今晚爬上那边的髑髅地。让我们现在做一次旅行。
请你给我们起个调,如果可以,请弹“与你更亲,我神”。当我们……
你说:“那是葬礼。”哦,弟兄,如果曾经有个时候我们需要一个葬礼,那就是现在,人们愿意向自己和骄傲死去。
让我们现在安静地低头,让她给我们起个调,如果可以的话。
69

神啊,哦,我想到那边发生的事。哦,想起来甚至我的骨头都颤抖。我想起看到那羔羊,他们打他,是的,把荆棘戴在他头上,往下按。士兵吐唾沫在他脸上,说:“你是王,现在做点什么吧。”

他是众先知的先知。他们拿布蒙在他脸上,用苇子打他的头,说:“说预言吧,告诉我们打你的是谁。”
但先知说:“他不开口。”先知讲过了这话。
把他的手绑在背后,站开,用一条大鞭子鞭打他,直到他宝贵的肋骨都从后背露了出来;血顺着身子往下淌,滴在地上。我听见他走路;我听见鲜血从他的凉鞋往外渗。那是以马内利。那是神,是神的血。
70

我看见他们把十字架放在他背上,那古旧、粗糙的十字架。他走在那里,伤痕累累的背上背着那个十字架,走过大街,那些嚎叫的暴徒取笑,嘲笑他:“那先知来了,那伟大的教师来了,那神医来了。”但他是我的主。神啊,让我跟他一同爬上去。

他上了山。我看见半裸的女人到处跑,取笑他。她们的男朋友互相拥抱着上山。沃德弟兄,这点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我能看见大教会的成员说:“瞧,这就是那个要拆毁我们教会的家伙,他传道反对我们的牧师。现在看看他。”但先知说事情必须那样。他是神的羔羊。
71

我看见他转过头,唾沫顺着他的胡子滑落下来。他举目望天,呻吟着,又往前走了一点。

主啊,凭着信心,我现在要跟你走那段路。我要拍着他的后背,说:“主啊,我要站在这里。请告诉我要做什么,我愿意做。主啊,我多么感谢你。”
在那边的山上,他们把他放倒,把他宝贵的手拉到后面。那双手止住了高烧,那双手摸过穷寡妇儿子的额头,或他所躺的棺材,对他说话,他就活过来了。
那叫多加活过来的,那叫睚鲁的女儿活过来的,那位说“拉撒路,出来”的。那两片嘴唇在流血,焦干,叫喊。
72

残酷的大钉子钉进了他的手和脚。事情发生之前七百年,先知说:“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那是什么?那是亚伯的羔羊。他们在那里把他挂在地上,肉体裂开了。他可怜的身体颤抖了。

他说:“我渴了。”他们给了他醋。
他们恼怒,讥笑,取笑他,说:“你这个行大神迹的,现在做点什么吧。”
这时天空开始变黑,闪电开始划过。神掩面,他再也受不了。神啊,罪该是何等残忍,何等残忍,何等残忍,导致那位宝贵的主要这么做。他付上了如此的代价,以至神自己都掩面。天使蒙上脸,转过身去,跟他一同哭泣。月亮和星星再也走不下去了,它们不再发光。创造它们的这位神死在十字架上。他低下了头。
73

在他低下头之前,他俯看那些为他的衣服拈阄的人,这是应验先知所说的话。他说:“父啊,赦免他们,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一切都带着爱,亚当的羔羊,神预备的羔羊,创世以来被杀的。他死在那里了,没有朋友,甚至被神自己离弃了。神,他自己的父,离弃了他,他流着血。

然而,我们却到处取笑,狂欢作乐,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神啊,是那血。在那边的医院里,医生说:“他要死了,”是那血医治了我。一个罪人男孩在这附近东奔西跑,是那血赦免了我的罪;是那血把我从过着放荡生活的地方领了出来,设立我,使我成为你的儿子。哦,受死羔羊,你的宝血,求主使我近十架。
74

那是我的异象,这个就是了,在那边,爱,神整个伟大的心都降在那里。凡靠着他来的都不会被弃绝。他们都要领受永生。“到我这里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44]

神啊,愿这里的每一个人今晚心里带着这个回家,想着:“何等的祭物。救赎付上了什么?这让神付上了什么?”没有让我们付出任何东西。这让神付出了他的儿子。这让神付出了最大的代价。这让基督付出了生命。基督是沙仑的玫瑰;但要得到玫瑰的芳香,你必须把它捣碎。一个三十三岁半的年轻人,他美丽的生命被捣碎了,使我们能够活着。
与你更亲,我神。主啊,亲近我,亲近我。当我走到道路的尽头,我的生命要结束了,主啊,到时候,愿那死在那里的临近我。愿这里的每个人也这样。
75

主啊,明天或后天,要埋葬一个曾经坐在这教会里听道的妇人。你知道她现在的一切。如果她来了,她便得救了。如果她没有来,她就完了。

神啊,求你怜悯。愿每个男人女人,当他们今晚离开这房子回家,边走边严肃地思想:“空空两手无代价,单单投靠你十架。”愿每个人都死在那十架上。
主啊,当我今晚在这讲台上,在这个破旧的水泥结构的房子里,我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你。我感谢你为我所做的事。在这个纪念你钉十字架的晚上,我重新奉献自己。主啊,接受我,赦免我一切的过错和忧虑,主啊,使我在神的灵里刚强,有能力,让我能为你赢取灵魂。
求你祝福这群会众,我们奉他的名求。赦免每个罪人,领回每个背道的人。
76

当我们低头时,此时这里的每个有罪的男人女人,男孩女孩,你们所有的人……后面的一些年轻人,那天晚上,我必须严厉地对你们说话。我不愿那么做。愿神祝福你们的心。你们可能认为伯兰罕弟兄严厉,但我爱你们。我的处境曾经和你们一样。我知道那是什么;那是我那样说话的原因,看你们会不会爱我们的主。请为我祷告,祈求让此时成为我奉献的时候。你们一些作爸爸妈妈的,上了年纪的人,此时把这当作奉献的时候,好吗?接受主到你心里;全心地相信他。

呐,当每个人都低下头时,有人想要在祷告中被记念吗?如果你想,请举手,说:“伯兰罕弟兄,请记念我。我要与神更亲。”好的,有许多双手举了起来。
77

父啊,求你记念他们所有的人。我祈求你应允;他们必得平安。当泪水顺着脸颊滚落,滴在这里,我的眼泪滴在讲台上。一些人拿着手帕。这里一些高大、魁梧、粗壮的人,坐在我前面,泪水从他们皱纹的脸颊上往下流。主啊,求你接受我们,在这神圣的同在中赦免我们每个人。亲爱的神,主啊,今晚赦免我们,无论老幼。愿我们在那日都得救,被带到你的国里,我们奉他的名求,阿们!

现在你们可以安静地站起来。呐,继续低着头,慢慢地唱。
与你更亲,我神,与你更亲,虽然十架在身,不易前进。 我的歌唱声音……
[原注:伯兰罕弟兄轻声为人祷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主啊,求你来祝福这些人的心。[原注:伯兰罕弟兄继续跟人一起祷告。]
78

请你们带着敬畏,不跟任何人说话,不说一个字,现在安静地离开会堂,回自己的家去。现在转过身,回自己的家去。不说一个字,转过身,走出去。愿神与你们同在。

[原注:伯兰罕弟兄暂停,会众开始安静地离开会堂,风琴手和钢琴师继续弹奏“与你更亲,我神”。]
“我们都如羊走迷。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他身上。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我们却以为他受责罚,被神击打苦待了。”
[原注:伯兰罕弟兄继续轻声为人祷告,风琴手和钢琴师继续弹奏“与你更亲,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