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0326 以色列和教会(二)

1

在这场聚会上,现在我们把圣经翻到《出埃及记》第1章,开始今晚的查考。这将会是一次漫长、非常漫长的查考,我们想要用几个晚上的时间来搜集查找。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相信复兴将持续到复活节,可能会继续下去。当你只是摸索着走路时,我们绝不想在开始的时候负担太多。我是个非常相信这点的人。

至于我为什么来到这场复兴中,我不知道;这对我完全是个奥秘。经理今天下午打电话给我,讲到在梅肯、纳什维尔和从那里以后的聚会,我们已经把一切都取消了,其中一些礼堂的聚会,能容纳许多人、两万人,那些礼堂是我们在过去三、四、五年里一直想要得到的。我们上次离开的梅里第安聚会(对不起),里面有四千五百人,我们还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站在暴风雨中,站在外面。当我们离开塔拉哈西时,也是一样,我们甚至没有地方容纳会众。圣灵说:“停下来,现在回家,等候,我就要差你到海外去。”瞧,于是我在这里了。
我刚取消七场聚会;刚刚取消了七场聚会,其中一场是在印第安纳州康纳斯维尔,一场是在加拿大的阿尔伯塔,那里的大竞技场,能容纳两万五千人,我们有段时间一直想要得到那竞技场。就在我们得到了它,一切都准备好,要开始一场全国性的帐篷聚会,我们期待那里可能有三、四万人,这时圣灵说:“停下来,”然后差我像今晚这样回到伯兰罕堂,瞧?你必须做主吩咐你做的事。
你说:“你愿意离开像那样的一群人,来到一个小小会堂吗?”哦,等一下,我们是在事奉神,瞧?
腓利离开一场大复兴,他让整个撒玛利亚动起来了,然后他去到迦萨沙漠,站在那里找一个人,再也没有回到那场复兴会,对吗?去到迦萨沙漠,找到一个埃塞俄比亚人;这人悔改信主了。后来腓利从那里转身,再也没有回到他在那里有大复兴会的撒玛利亚。
呐,我们确实感谢圣灵的带领。我们必须照我们被带领的方式走。我感觉自己受到明确的带领,要来到这聚会中做这事。我只是有点……
哦,对不起,弟兄。这里也有一对夫妇,弗雷曼弟兄,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拿这些圣经,没有圣经的人。旧约,我们是查考旧约,特别是今晚,因为我们是在拿样板看。你们想要一本圣经的,请举手,这样他们可以把圣经拿给你。带你的圣经、铅笔和纸等等来,这样你就能把主题记下来。
昨晚我们留得迟了,若是可能,我要尽力补救。我实在太爱神的道了,甚至当我讲到它时,我就迷失了。我想我们昨晚从《创世记》讲到了《启示录》,一路讲下来,我就把时间等等给忘了。
下面的这个星期是我七年来第一次举行这样的聚会。我在伯兰罕堂结束了复兴会。多少人记得我告别的讲章是什么?“这个未受割礼胆敢向永生神军队骂阵的非利士人是谁?”那是七年前我向伯兰罕堂告别的讲章,下面的这个星期,好的,当时我的小女儿才两岁。我答应神,如果神让我呆到女儿出生,我就出去。从那时起我就在旅行,这里那里呆一两个晚上。主以极大的方式祝福了我们。在我们的聚会上大约有五十万的灵魂悔改信主了。想一想这点,在七年里。它表明了,其中一天有三万人。你知道,那是不可思议的。每次我想到这点,头都晕了。今天我收到从南非来的信,说:“整个南非又准备被搅动了,”他们想要知道我们回去的日期。哦!
后来主赐下异象,说:“在印度,一场聚会有三十万人参加。”你们把这个记下来了,看它对不对。
呐,太多那样的事,一直发生医治,医治的事。现在我想要让我的脑子离开那个,放松一下,只专注教导这道。呐,我在这反面比较笨拙,但我喜爱讲我对它知道的东西。
呐,星期天,星期天早上我们会有一些问题,关于经文的任何问题,你想知道我对经文的看法。星期天早上,我们要尽最大努力通过圣经来讲解。你们在星期天早上之前把问题拿来,最迟星期六晚上,关于经文的任何问题,使你头脑困惑的任何事,星期天早上解答问题。你喜欢这样吗?呐,你有事情,只管说:“我无法明白这些事怎么可能这样那样。”瞧,把它拿来,让我们看看我们能不能走到一起。或许我们大家能解决它。我要尽全力使它跟圣经一致,因为我相信它必须符合圣经,不然它就不合法。
呐,昨晚我们找到了教会的最开始,神应许谁?亚伯拉罕,他是我们众人的父。因为应许是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只给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对吗?“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他的儿女不都是他的种子,而是“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他的种子”。对吗?这是亚伯拉罕后裔的结果:耶稣基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我们在基督里死了,披戴亚伯拉罕的种子,照着应许一同承受产业,阿们!神是应当称颂的!
我们这里上了年纪的人,当男人、女人过了二十五岁,你就最好面对它,(瞧?)你年轻的日子结束了。当我们面对日落时,想到那荣耀的应许,是什么?生命结束了吗?哦,没有。生命还没有开始呢。哦,我们只是走了。真希望我们能有办法坐下来,时间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像那样呆在家里,在会众面前把圣经以外的那些东西清除出去。他们在那里,朋友们。我能藉着神的圣经和圣灵的帮助证明这点,你们每个在基督里、重生了的人,总有一天,那些灰白的头发要改变,皱纹要从你脸上消失,你会再回到年轻男人或女人的状态,永远与基督耶稣活着。我能在圣经中指给你看神在哪里证明了这点,显示它的影子和印记,应许了这事,指着这个起誓,说他必这样做。太不可思议了!
那时我会爱我妻子吗?肯定会,比我现在更爱。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我会的。她会是我的吗?肯定是,是我的同伴。没有孩子或别的,但我们在地上的孩子会与我们同在,如果他们重生了的话。没错。那奇不奇妙?
我过去常想。妈妈过去常告诉我(对不起,妈妈,那是在你清楚这道之前。),我们会有翅膀,在上面到处飞,你知道。嗯,我喜欢跟人们一起吃喝,握手,交通。我想:“哦,那时这些事就要结束了。”哦,不。我发现神从未造我是天使。神造我是人,我永远是人,永远不会是天使。那是错的。神有天使,肯定的,他造了天使。他造了有翅膀的基路伯,他造了没有翅膀的天使。
当我过去听到那些老歌,当我是罪人,进入那些地方,唱“棕色眼睛的天使等候我,”我想:“哦,天使……”我发现那是魔鬼的一个谎言。从来没有这样的事,瞧?
我们绝对是男人女人。我们会回到这地上,仍是男人女人。没错。那是神的教导。当你看到那些事,它会使你感激耶稣基督。
呐,今晚我们想要做的就是投射旧约是新约的影子。圣经说:“一切旧事都是将来之事的预表或影子。”呐,今晚的美妙功课是《出埃及记》。昨晚我们把以色列人留在那儿了。
以色列得到“以色列”的名字之前叫什么?课堂上有谁能回答?以色列被赐予那个属灵的名字之前,叫什么?呐,有人在传道人旁边。我看到一个传道人举手。好的,在你们传道人旁边的人……[原注:有人说:“雅各。”]雅各,没错。是什么使他得到了这个属灵的名字?有人说了一件事。[一位弟兄说:“跟天使摔跤得胜。”]跟天使摔跤得胜,跟他摔跤,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喂,今晚你们想要一个属灵的名字吗?只要抓住圣灵,说:“主啊,你若不给我祝福,我就不离开这会堂。”当你离开时,事情看起来就会不一样了。你只要像雅各一样下定决心,就必得到祝福。
注意,神摸了雅各的大腿,他走路就不一样了,阿们!我希望这点讲得很透了。当你跟神摔过跤,然后你走路就不一样了。注意。强壮的……在小溪、小河的这一头,雅各是个强壮、了不起的人,虽然后退,远离神,逃离他的哥哥,逃离神;却是粗壮结实。而在小溪的另一头,他是个跛脚的王子。“你在神面前是个王子,因为你与神角力得了胜。”一个跛脚的王子,他一生都跛脚。神是怎么行事的?他奇不奇妙?
呐,先祖们,昨晚我们留在了《创世记》,神赐应许的最后四个阶段,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神的……那是什么?昨晚我们发现,对今天的基督徒教会来说,在亚伯拉罕里面是拣选,拣选地;在以撒里面是称义;在雅各里面是恩典。
如果你读过雅各的生平,你就必须相信恩典。你必须看到那是拣选和呼召,因为,哦,这人所做的那些事;然而,神祝福了他;神告诉他将会发生什么事,所以神呼召了他。但你注意,他跟这位天使摔跤以后,事情开始看起来不一样了。后来他到法老面前,他说:“我寄居的日子有太多年了。”神让他知道他只是个寄居者。呐,在约瑟里面是完全。
注意,三个阶段:因信称义、藉着血成圣、圣灵的洗,接着是完全,得荣耀。圣经说:“他称为义的,”这是对属灵的心来说,“他又叫他们得荣耀。”对吗?“他称为义的,”如果神现在称我们为义,在神看来,我们就已经得荣耀了。不是他将要,而是他已经使我们得荣耀了。喂,那很深奥,不是吗?但那正是圣经所说的。
神告诉亚伯拉罕:“我已经祝福你了,我已经使你成为了一位父亲。”不是“我将要”,而是“我已经,我已经使你成为父亲,你必享大寿数归到我这里来,你要得救。我已经做了这事,我已经如此说了。你跟这没有任何关系,那是无条件的。”神下决心要得到他的教会。每次他跟人立约,人都违背他的约;今天人还是违约。人总是违背他跟神的约,但神不会违背他跟人立的约。“我必做这事。”
你注意,从前,神一开始就告诉亚当,说:“你不要做这事,你可以做这事,但不要做那事。”亚当转过身违背了这话。后来神看到他失丧了。神说:“我要叫仇敌;我要叫你的后裔和蛇的后裔彼此为仇;他要伤蛇的头,他要伤……蛇的头要伤你的脚跟。”
呐,“我要,”当神说他要做什么事时,你就可以盼望这事成就。当人说他要做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神告诉亚伯拉罕,“我要救你和你的种子。”不但亚伯拉罕,还有亚伯拉罕所有的种子,无条件的。喂,如果你原谅我,我相信我会叫喊一下。瞧,哦,人啊,你实在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意思。或许你们一些人从未想得足够深入,进入它里面。
神已经荣耀了他的教会。神所称为义的,他又在他的教会、在基督里荣耀他们。如果你在基督里称义了,据神而言,你就已经在基督里得荣耀了。
耶稣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你怎么能完全呢?但今晚在基督眼里,每个重生的基督徒都是完全的。在神里面我就跟基督一样完全。你也是,每个信徒都是。因为那不是我的圣洁,而是他的圣洁。神不会接受我的圣洁;我没有任何圣洁,但我凭信心进入基督里。藉着基督我在神里面,在神眼里就是完全的。
瞧,“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成了这身体的肢体。”在《罗马书》8章1节:“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行事不随从肉体、,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一个在基督耶稣里的人随从属灵的事。对世界来说,对属肉体的头脑来说,这是愚拙的;但对那些信的人来说,这是永生,阿们!就是这样。哦,太不可思议了!那么,什么能伤害你呢?你在基督里了。就像神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一样确定,我们要进入基督里,阿们!是的,我们必须进去;神已经应许了。就跟那身体升上去一样确定,我在那身体里,我必须跟它一同上去。
呐,你说:“那么你相信永恒的保障吗,伯兰罕弟兄?”在某个程度上我相信。我相信教会是永恒安全的,教会是。神已经说教会将毫无斑点、毫无皱纹地出现在神面前;教会将会是这样的。呐,接下来,如果你在教会里,那你就安全了,如果你在教会里的话。
“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对吗?听着,这是耶稣基督这个人对此说的话,《约翰福音》5章24节:“那(不管是谁),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现在时)有永生(那不是从一场聚会到另一场聚会),永生,不至于受审(或定罪,决不会被丢弃),是已经(过去式)出死入生了。”《约翰福音》5:24,耶稣这么说。“我是由神那里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了吗哪,还是死了,但那吃我肉喝我血的人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那是主说的话。
呐,有许多人自称在那里面,有许多人正在跟自己交战,想要正确地生活,想要挤进去;我对那些事不知道。但如果他们在那里面,过基督徒的生活就跟过任何生活一样容易,因为你在基督里,没有别的,满有圣灵带领你,引导你,指引你。瞧,你肯定会犯错误,跌倒,但你不会完全躺倒,就像你不能从一棵桑树得到玉米秆一样。你做不到。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你有永生。
今天,对教会的最大的咒诅之一就是惧怕。每个人都怕死,“会发生什么事,谁,什么?”
瞧,耶稣说:“可怕的景象一出现,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欢喜,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
呐,神如何带领教会走过那旅程,从前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等所有人里面,看看他们所犯的错误,但神与他们同在:影子。看一下亚伯拉罕。
我知道今晚我有许多阿米尼亚派的听众,但我想,我想要对你们澄清这点。
神藉着拣选和恩典告诉亚伯拉罕:“我要你享大寿数归到我那里去。”换句话说,“我要救你,我要带你过去。你要享大寿数,你要有一个儿子。你没有孩子,撒拉……你去……你要有一个儿子。我要因那孩子拯救世界。”呐,在亚伯拉罕没做一件配得的事之前,神就呼召了他。就是这样。
他原是吾珥城的一个迦勒底人,从拜偶像的巴别塔来到示拿地。我想他父亲是个拜偶像的。我想拉班,他下到那里之后,证明了他有那些偶像。如果他不是从巴别塔出来的,他从哪里得到那些偶像的?从含出来了宁录,宁录建造巴别塔,就是偶像崇拜,地上第一个偶像崇拜。
呐,注意那巴别塔一路下来,巴别,一路下来,结束在《启示录》这里,成了基督教的偶像崇拜,自称是基督教。哦,在《启示录》17章,约翰看见了她,就希奇她,她怎么坐,样子如何,打着耶稣的名等等,却逼迫和屠杀神的圣徒。天使说:“你来这里,我要指给你看她是谁。她是一个大教会,坐在很多山上,在七座山上,统治全地等等,她喝醉了基督殉道者的血。”哦,求神怜悯!
人啊,我们正生活在末时。几年前当他们在这里因我传讲兽的印记而要逮捕我时,你们有多少人听说过?当我说墨索里尼,二十几年前当他开始掌权时,我说:“如果墨索里尼入侵埃塞俄比亚,请记下这点:永远没有和平,直到耶稣基督再来。”我说:“将会有三个大主义: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我说:“它们将结束在一个主义里,那个主义将统治世界,要焚烧梵蒂冈。”你们记得我很多年前那样说了。绝对是那样的。
我说:“就在那时候来到之前,汽车……”二十年前或二十五年前,造了那种后背平平的旧车。你们能记得二十年前。我说:“它们看上去像个鸡蛋;它们会成型的。那是异象。是像那样形状的东西。”被提之前它们就是那个样子的。
但神此时正在各地给教会做热身,进入次序,让他能进入被提,在它能进入被提之前赐给它被提的信心。
人们在末日的灵里,就像他们在挪亚的日子一样,又吃又喝,又娶又嫁,漠不关心,随随便便,还做别的事。这些美国人是地上最糟糕的人:任意妄为、自高自大、不能自约、性情凶暴、藐视、自称无所不知。如果世上有哪个地方……我的圣经放在我心上,神知道,他正注视着我,知道我天亮前必须站在他面前。如果我必须那么说,那我要说比世上其它地方更需要宣教士的地方就是美国,美国。随便哪里,我所知道的最大一群异教徒就是在美国。“异教徒”的意思是“不信者”。
哦,他们相信神学。他们起了老茧,麻木了,你都没办法对他们说话了。我可以在外面拿一个从未听过神、拜偶像的人,五分钟内对他做的比你对一个宣称是基督徒的人、一个头脑守旧、闲逛、注入了许多防腐液到他静脉中的人所能做的还更多。这让我想到了这里某处一个又冷又旧的停尸房,像个殡丧承办机构。没错。坐在那里,进去,我进入那些旧的大教会,那里让我想起了停尸房:属灵温度零下一百度。你几乎得艰难地进去。我说这话不是开玩笑,它是事实。一些人对神不认识,站在那里,说:“哦,我告诉你;哦,我相信这没关系。”天哪!你这个骗子;你呆在神国外面,还教导别人呆在外面。
他们注入了一些液体,就像带死人去停尸房。他们把他所有的血液取出来,注入一些东西进去,确保他死了。哦,他们大概就是那样做的:接受人们得到的宗教,或他们得到的信仰,注入一些旧的神学到他们里面,更糟糕地杀死他们,使他们继续死着。就是这样。没错。可怕!然后他们说:“哦!”
我对一个妇人说:“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要你知道:我是美国人。”
我说:“那不是我问你的。”
另一个妇人走上讲台。博斯沃思弟兄说:“你是基督徒吗,女士?”
她说:“哦,哦,”她说:“我要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点蜡烛。”哦,每天晚上点蜡烛使你成为基督徒吗?你可以把整个世界的蜡烛都点着,也永远帮不了你。在圣灵燃烧的火洁净你的魂脱离罪之前,你仍是个罪人。它是在心里发生的事。
“哦,我生活在美国。”哦,那没有任何差别。神不会因为我是个美国人就尊重我;神不会因为他是个德国人就尊重他,或他是从波兰来的就尊重他;神不会因为他是从非洲来的就尊重他。神对非洲不感兴趣,对德国也不感兴趣,对美国也不感兴趣。神对一个国度感兴趣,那就是神的国,从万国来的人进入这国。他们藉着亚伯拉罕的种子即耶稣基督重生进入这国里,照着应许承受产业。
天下各国都被撒但统治。圣经如此说。老兄,那是一件让人透不过气的事,不是吗?撒但领耶稣基督上去,把世上万国指给他看。对吗?他说:“它们都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它们就怎么处理。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它们赐给你。”
耶稣说:“退我后面去,撒但。”瞧?耶稣知道他要承受那些国度。
呐,在《启示录》,世界结束的时候,圣经说:“诸天和你们众圣先知,都快乐吧!因为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做,直到永远。”
但以理看见他是一块从山上凿出来的石头,滚下来,砸在像脚上,把像砸得粉碎,神的国长出来。当基督在千禧年接管时,就再也没有疾病和痛苦了。所有的武器要打成犁头,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就是这样。当耶稣来时,这一切都要结束。在那时之前,只要撒但统治万国,就必有打仗和打仗的风声,直到耶稣再来,阿们!
神啊,帮助我们。今晚站在这里教导神的道,我看着你们,意识到你们是往永恒里去的人。这里的每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有一天都要站在基督面前。我必须为我作为他仆人在你们面前所说的话交帐,那为什么我避讳不告诉你们神的真理呢?神已经大大地荣耀了我所传讲的道,甚至把它传到了全世界,在王宫和到处荣耀它,他所说的任何事,没有一次不是照他所说的那样准确地发生。他肯定不会让我讲错误的事。基督徒朋友,今晚我说,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不管你在哪里,如果你没有藉着圣灵的洗把你带进基督的身体而在神的国里,那么,你现在就挤进去,因为你不知道主再来的时刻。
以色列在埃及,预表教会被召出来,《出埃及记》第1章。约瑟以后,以色列定居在埃及。呐,大约给我三十分钟的时间,我要尽可能地多搜集一点。
呐,他们因为干旱而定居在埃及,以撒带着先祖们下来。他们住在歌珊。但约瑟,他死的时候(一个极好的例子),他提到以色列人的离开,提到他的骸骨。听着,请你们原谅我,我想讲透。
你知道,你在这里若像这样读神的道,那没问题,但是你肯定没有领会到它的意义。道写在字里行间。耶稣说:“我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这些研究神学的神学院就像从前的那些祭司、大祭司,他们所有的人读这道,却看不到耶稣是基督。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看看那些先祖。老雅各在埃及死的时候,为什么他说:“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他让约瑟把手按在他瘸了的大腿上,指着神起誓说不会把他的骸骨葬在埃及。你知道这点吗?他说:“把我带回到家乡,葬在那里。”
看看从前约伯坐在那里,长满了毒疮,他咒诅自己出生的日子。圣经中最古老的书卷就是《约伯记》;它写在《创世记》之前。注意看他站在那里,用瓦片刮着,坐在炉灰后面。一次在这里,我大约连续三个月传讲这点。有人给我写信,告诉我说:“比尔弟兄,你想什么时候让约伯离开炉灰啊?”讲到约伯坐在那里。那个决定的伟大时刻,那个关键时刻,某件事必须成就。但你知道当我们让他离开炉灰时发生了什么事,一件事发生了。
那就是我们对待这些复兴会的方式:我们把会众的注意力指向基督,然后守住这些地方,直到你能找到一个地方钉进去。就是这样。那是圣灵在准备。我感觉到圣灵在会众中间运行,你知道杀戮来临的时候。
注意,约伯痛苦地坐在那里。甚至他妻子转过来反对他,走过来,说:“约伯,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
他说:“你说话像个愚顽的妇人。”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教会成员来了,背对着他坐了七天;何等的慰问!他说:“约伯,你是个暗中的罪人,你一直在犯罪。”约伯知道他没有犯罪。这显出了他们所知道的。
所以在困苦中,一个义人,神跟圣徒打交道,他差来了一个叫以利户的人。以利户没有控告约伯,只是指出他责怪神。但以利户告诉他,说:“约伯,你观察了这一切的事。”他说:“呐,有一位义者要来,他要站在有罪的人和圣洁的神之间的破口上。他们去坟墓哀悼的那个人,你却不觉得,他要起来。”
当约伯听到那个,他站起来。闪电划过,雷声轰鸣。那是什么?先知又回到神的频道里了。哦,他的眼睛睁开了,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瞧,在基督来到地上之前四千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持续),活着,末了(最后两千年)必站立在地上;我这身体被皮肉之虫灭绝后,我还要在肉体中得见神;我自己却要见他,必亲眼看他,并不像外人。”[伯19:25-27]就是这样。当他准备死的时候,说:“把我葬在巴勒斯坦。”
亚伯拉罕带着应许来了。撒拉死了。亚伯拉罕把她葬在靠近约伯的地方,买了一块地葬她。亚伯拉罕死了,睡在撒拉旁边。
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死了,与亚伯拉罕睡在一起。
以撒生雅各;雅各死在埃及,他说:“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你要起誓不把我葬在这里,把我的骸骨带去,葬在我父亲一起。”为什么?为什么?弟兄,那没有写出来,流露在字里行间。
约瑟,他死的时候,他说:“呐,你们要把我的骸骨放在棺材里,但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你们要把我带上去,葬在应许之地。把我葬在那里。”为什么?他说:“有一天神必眷顾你们,我把我的骸骨留在这里,表明一件事。”
正如约瑟留下骸骨,耶稣也留下一个敞开的坟墓。每个年老的希伯来人,背上挨过打,疲惫不堪,蹒跚地走到那里,所有的埃及人朝那边看,见到那个旧的棺材。不久前我本要见到它,一个旧的铅制棺材,打造出来的东西。约瑟的骸骨就是放在那里的。他们把它放在一个博物馆里,我看到了它;他说:“那是放约瑟骸骨的地方,摩西把那些骸骨捡起来,带着那些骸骨。”每个希伯来人看着那里,都会说:“有一天,这里会改变;我们要出去。”那位先知穿着美丽的袍子,这人在各方面都代表了基督,正如我们昨晚所讲的功课。他说,因为他信赖神告诉亚伯拉罕的话。就是这样。
今晚我仍然信赖同样的东西:神告诉亚伯拉罕的话:“我必救你和你的后裔。”我相信这话。
“有一天,你们要从这里出去,”他们相信这话。一天,老约瑟的骸骨……
摩西出发了,圣灵对他说:“摩西,你忘了一件事,下去带上约瑟的骸骨。”摩西把那些骸骨包起来,出发了,火柱带领他走向应许之地,把那些骸骨葬在以撒和雅各旁边,为什么?他们知道那些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要来;他们知道有一天复活要来;他们知道约伯说的那义者:“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他们明白约伯知道他要站在哪里,所以他说:“把我葬在这里。”他们想要与约瑟或与约伯在一起,他们葬在巴勒斯坦那里,因为那是应许之地。他们知道复活不会发生在埃及;复活不会发生在欧洲;复活不会在别的地方;而是在巴勒斯坦,所以他们葬在那里。
那位被应许的人—耶稣来了。他们对他做了他们说要做的事,哦,他们杀了他。他死了。他的魂降到阴间,向那些在监牢里的魂传道,从魔鬼那里夺了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复活节早上回来了。当他经过乐园时,他敲门,哈利路亚!我能听见他说:“孩子们。”
亚伯拉罕说:“那是谁?”
“我是你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
但以理说:“那是谁?”
“我是那从山上凿出来的石头。”
他们在那里,旧约圣徒躺在那里,在乐园里等候穿上衣服。他开了门。亚伯拉罕说:“我们要出去吗?”
“地上快天亮了,我们准备走吧。”
亚伯拉罕说:“我们能稍作停留吗?我想朝耶路撒冷城那边看看。”
“哦,好的,我要造访我的门徒四十天。”在复活节早上他复活了。
《马太福音》27章说:在尘埃中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从圣城出来,向城里的许多人显现。
我能看见撒拉和亚伯拉罕走在街上,说:“哦,亲爱的,瞧那里。他们已经把这些东西改变了一点。到处看看这像什么。”
有人说:“那里那对夫妇是谁?看上去像是客旅。”
他们说:“我们被认出来了。”[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他们又从人眼前消失了,像主穿过墙一样,你知道,他们甚至不知道或没看到他进来,又出去了。他们有了荣耀的身体,在地上显现(哈利路亚!),作为神大能和复活证据的初熟果子。就是这样。抢夺和剥夺了王侯公国,夺了死亡和阴间,压制它,在复活节早上复活了,跟主进了神的国。
难怪他们说:“把我埋在巴勒斯坦。”他们知道复活会发生在巴勒斯坦。
今天,弟兄,你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又旧又冷的形式化宗教,只要把我葬在基督里,因为神要把那些在基督里的与他一同在复活中带来。你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称它是狂热,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让我呆在基督里,因为那些在他里面的要在复活中从坟墓里出来,因为神必把他们带来。他应许了要做这事,阿们!
你是不是在变老,又有什么关系呢?哦,荣耀归神!那跟它有什么关系呢?离家更近了,阿们!哦,荣耀!叫我圣滚轮吧;你最好现在就开始叫。没错。太奇妙了!那足以把你造成一个圣滚轮。嗯,我知道那是真理,怎么能不快乐呢?嗯,我肯定会快乐。每个有那希望的人都兴奋不已。
我过去常去一个古老的泉水那里,常在那里喝水。朱尼尔,我过去常去那里。我想,当我巡逻时我会去这个古老的泉水那里。我说它是米尔顿那里最快乐的东西。我常看着它,心想:“哦,是什么使你那么快乐呢?”它只是冒泡,冒泡,冒泡,一直冒泡——我所喝过的最好的水。我想:“哦,是什么使你那么快乐呢,是因为牲畜喝你的水吗?”
“不,伯兰罕弟兄,不是那个。”
“哦,是什么使你一直冒泡呢?因为有人来这里喝水吗?”
“不,不是那个。”
“哦,或许你冒泡是因为我喝你的水吧。”
“不。”
我说:“哦,是什么使你冒泡呢?”
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说:“比尔弟兄,那不是我在冒泡,而是我背后有东西推动我,使我涌出来。”
当圣灵进入一个人里面,就有东西,喷油井,泉源,直涌到永生。你怎么能……耶稣告诉井边的妇人,“喝那水的人就有永生。他里面将有泉源,直涌到永生,”哈利路亚!(让我们回到《出埃及记》。)
哦,想一想,永生,一百亿年过去后,当这些古老的大海(地的三分之二被水覆盖)扫过外面那些时髦的家伙,会卷起跟这会堂两三倍大的浪涛,冲进轮船里,掉落在一边,另一边;总有一天,弟兄,他们会……罪恶在地上堆得如此高,甚至沙漠都会流泪。当再也没有海了,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哈利路亚!)我却要继续活着。每个重生的男人女人都必活在至大者的同在中,被塑造成他独生子的形象。我们得救是本乎恩。
难怪诗人这样说:“真神之爱何等丰富!伟大无限无量,永远不变永远坚定,天使圣徒颂扬。”我们怎么能保持沉默呢?哦!
“那是证据吗,伯兰罕弟兄?”是的。
呐,以撒、雅各、约瑟。约瑟死了,那是何等完美的例子,他的骸骨留在那里做纪念。
不久前在这里。我想比利不在后面;他在旁边时我没有跟他说这话。装饰鲜花的早上,我们把花放在他妈妈的墓上。他哭着站在那里。我说:“比利,不要哭。只要闭上眼睛,朝海对面看。”我说:“妈妈躺在那里,小妹妹跟她一起躺着。但她们不在那里,海对面有个空坟墓。”哈利路亚!
那是我看的地方,就像希伯来人看的一样,“有一天我们要出去。”有一天我们要出去。我从未听到“尘归尘,土归土,地归地,”我所想的是:“有一天……”
那天我在本城一个治安官的葬礼上讲道。那男孩死之前刚归向基督。我看见他头发灰白的老父亲趴在棺材上,嘴唇颤抖,泪水落下来,吻别那男孩,几乎都要掉进棺材里了。我听见那个,就转过身来。他把鲜花放下,我转过身,说:“尘归尘,土归土,地归地。”我想:“荣耀早晨……”
当金色黎明耶稣降临!
没错,是的。
我们什么时候要讲这功课?等埃及的时间过去了。(请为我祷告。)后来,最后兴起了一位不认识约瑟的法老。神应许他们会在那里四百年,他们出来时在那里四百二十年了。
呐,第1章,从第1节到第5节,是以色列在埃及。
从第7节一直到22节,讲的是他们受奴役。你们许多人读过很多次了。
我现在要讲一个要点,还有一点时间。接着我们开始讲第2章,预备拯救,摩西的出生;百姓开始准备;工头鞭打,孩子被杀。神预言车轮的齿轮已经转到了那个时间。
听着,我要你们明白这点:我相信它们又转到了这个时间,我相信我们在这里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事情像现在这样。预言的古老时钟几乎走到了关键时刻。不久前我传讲了这点,一个德国艺术家画了画;我把它挂在房间里:一个人在祷告,圣经打开了,一支小蜡烛点着了,时钟离十二点差五分钟,一幅油画上。预备,做好准备,神准备做一件事。注意。
当神准备做一件事时,他在埃及赐下一个小男孩奇特的出生,跟别的男孩没有任何不同。那是一个利未支派的男子娶了妻,也是利未人,他们生了一个小婴儿。埃及人正在杀死所有的男婴,但当这婴孩出生时,这婴孩有点特别,一件事发生了:预定,预先定下。摩西跟这毫无关系。但他是摩西,所以他们不怕王命。他们把他藏在一个小箱子里,后来他在法老的门阶上长大(对吗?),甚至成了法老的儿子。好的。
摩西,从11节到25节是摩西证实自己是以色列人。许多人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证实了自己。当他那样做时,他以为弟兄们会明白他是被神差遣要领他们从束缚下出去的人,但他们不明白。对吗?
人啊,那是今天多么完美的预表!那来拯救百姓的人物,他们却害怕他。他们害怕拯救者。
听着,他们建造所罗门殿时,他们……你们任何石匠现在都能清楚明白这点。他们从黎巴嫩带来香柏木,把香柏木漂到约帕为止,然后用牛车运,等等,你知道。他们在全世界把所有的石头切割好。但当那些石头到了一起时,它们是如此完美的石匠工程,在建殿的四十年里,没有锯的嗡嗡声和锤子的声音。每块石头,一块这样切割,一块那样切割,一块切割在后面,但每块石头都吻合在一起。他们开始砌东西,把房子盖起来,工程进行得很好。他们发现了一块样子古怪的石头,他们不想要那东西,说:“那不属于这里。”他们把那石头踢出去,扔到杂草丛中。后来发现,他们一直建啊建啊,后来发现,他们弃绝的那块石头原来是主房角石。耶稣这么说。
今天,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长老会,到处,如果你不留意,朋友们,真正的房角石,你正在弃绝它,这属灵房屋里的房角石就是圣灵。你害怕它;你害怕狂热。我知道我们有了很多旧的稻草人和嘲弄。哦,如果不是那个,就不会有真正的东西。但洗礼中有一个圣灵的真实作品,那是真的。没错。现在他们弃绝了它,说:“哦,我们不能那样做。哦,瞧,我们不能有那个,伯兰罕弟兄。”
那天我坐在那里,一个大学院的系主任坐在我房间里,他是从葛培理机构来的,桑顿博士,一群人坐在那里。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要告诉你问题是什么。那足以使世人悔改信主。我告诉你问题是什么。你的聚会中有太多五旬节派信徒和圣滚轮。就是那个让人抱怨。”
我说:“你们愿意主办聚会吗?”
“哦,当然,我们有……”
“哦,我想是这样。不,你们不会。当然,你们不会。”没错。
那些大教会可以继续前进,他们有他们的神学,他们吹嘘这个,吹嘘那个,保持一定距离,背后有神学博士观看,类似那样,一些人对神的认识,还不如兔子对穿雪鞋的认识。没错。哦,哦,当然他们知道所有的希腊词汇,他们知道他们的教育。神不是藉着神学或教育被认识的;神是藉着信心被认识的。知识带人远离神;信心带人到神那里。在伊甸园里就是这个使人与神分开;他去了知识树那里。
圣灵的洗把生命带给了人,就像你们称他们是五旬节派信徒和圣滚轮,论到神的医治,他们接受我。
哦,肯定的,国王和君主听说了这个,他们说:“过来”,主是怜悯的,医治了那些喜欢那个的人。真是那样的。
但其他所有的人,当你谈到永生时,他们就说他们属于圣公会,他们属于这个、那个或别的,他们属于教会。那跟它毫无关系。你属于教会对神没有任何意义,除非你重生了。
只有一个教会,就是那些藉着圣灵的洗重生成了耶稣基督身体的人。哈利路亚!让我告诉你,我的弟兄,进入基督里只有一个方式。不是藉着握手,也不是藉着水洗、点水礼,不是藉着戒荦、守安息日,不是藉着放弃抽烟、嚼口香糖、喝酒、发誓,所有那些事,那不是进入基督的方式。
抽烟,喝威士忌,跟别的女人非法鬼混,你所做的这一切事,那不是罪。没有任何东西……那不是罪。咒骂,发誓,喝酒,那不是罪;那是罪的属性。你是个罪人,使你做那些事的就是这个,但那不是罪;那是罪的属性。
就像现在,这一点要刺痛你。但我对神的道负责,乐意随时谈论它。这是你们五旬节派信徒犯错的地方,你们许多人坐在这里,教导圣灵的最初证据,说方言就是圣灵。嗯,说方言没问题,但那是一个属性。那不是圣灵;那是圣灵所行的事。
圣灵是神的爱。我能用圣经证明这点。“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如果你要一棵苹果树,只是得到一粒苹果,那么你离得到一棵树还差远了。瞧,那是一个属性。
罪,之所以你咒诅、抽烟、喝酒、发怒、火冒三丈,类似那样,是因为你是个罪人。那些不是罪,你那么做是因为你是个罪人。耶稣说,圣经这样说:“不信的,罪已经定了。”如果你信,你就不做那些事,因为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如果你做那些事,那是因为你是个罪人,不是信徒。虽然你宣称你是,然而你却不是。树是凭着果子认出来。我读的时候,把这点说透一下。没错。那是耶稣说的:“树是凭着它所结的果子认出来。坏树不结好果子。”是的。
接下来,他们到了拯救的时候。摩西出生了,在法老的门阶上长大,出来,希望以色列人晓得他是那个要做这事的人。但他们晓得吗?不,先生。他们说:“谁立你作我们的首领?你要杀我们,像你杀那埃及人吗?”摩西就逃跑了。是的。摩西为他的弟兄们所弃绝。
从第2章21节开始,我们要在这里停一会儿。我想要给你们一点背景。我们只剩下几分钟,或许我们得明晚讲完。注意,摩西被他的弟兄们弃绝,他逃到了米甸地,娶了一个外邦女子。
摩西是基督完美的预表。对吗?所有那些先祖都是耶稣基督在前世活着。摩西生在逼迫下,在摩西的时候,他们在杀害一切的男婴。耶稣来的时候,他们在杀害一切的男孩,要除掉他。对吗?魔鬼试图抓住摩西,魔鬼试图抓住耶稣。他正试图。
我能看见耶稣,他上到那里,那天早上在阴间敲门。哈利路亚!(我不知道。我猜今晚不是由我来教导。)我能看到耶稣,他死在各各他,上去,走到那里,看见所有那些人在那里,哭泣哀号,举止失常,说:“你应当听众先知的。”他向在监牢的魂传道。“你们有以诺;你们有众先知;你们有律法;为什么你们不听呢?”他们没有听。走近门。
他走到阴间,敲门,撒但说:“谁在那里?”
他说:“过来,把门打开。”哦,当然我只是在做剧本描述。
魔鬼走到门边,打开门,说:“你是谁?”
嗯,他说:“我是耶稣基督。”
“哦,你终于来这里了,是吗?哼,我寻索你很久了,老兄。”
“我知道你是这样做的。”
“瞧,我杀亚伯的时候,以为我得着你了;我杀摩西的时候,以为我得着你了;我做这一切事的时候,以为我得着你了;我得着施洗约翰的时候,以为我肯定得着你了。但现在我得到你了,你在我的领地上了。”
我能听见耶稣基督说:“我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我从我父的象牙宫出来,来到地上。今早大地沐浴着我所献出的鲜血,我付出了死亡、罪和阴间的代价。把那些钥匙交给我!”哈利路亚!“从今以后我接管了。你一直让人们处在束缚中,你一直让他们害怕等等,但从今以后我要接管。”哈利路亚!就把钥匙夺下来,挂在自己的腰上,把魔鬼推回到阴间里,然后离开了。阿们!阿们!
全能的征服者,他把幔子裂为两半。看哪,他清晰可见。全能的征服者复活了,说:“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哈利路亚!“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我拿着复活的钥匙,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那使我满足,阿们!“我就是他。”阿们!哦!
摩西被他的弟兄们弃绝;耶稣被他自己的弟兄们弃绝。约瑟被他自己的哥哥们弃绝;瞧,耶稣活在那里,神的灵达到了完全。神的灵在这人里面完全。没错。神在摩西里,肯定的:被他的弟兄们弃绝,在自己的地方成了外人,娶了一个外邦妻子。哈利路亚!
又是两个儿子,阿们!在这些功课结束时,大约星期六或星期天,我会讲到那两个儿子:以法莲和玛拿西。又是两个儿子,对吗?
被他的弟兄们弃绝,就像耶稣基督被他的弟兄们弃绝一样;赐下圣灵,被弟兄们弃绝,过来取了一位外邦新妇。像约瑟一样,为弟兄们弃绝,取了一位外邦新妇。哦,呐,第2章。
摩西的呼召,燃烧的荆棘。哦,我希望我们有时间讲到那点。就一会儿,我们,我们要试试。如果你们累了,就举手,我就停下来,我要诚实。
瞧。哦,弟兄,这就像玉米饼和豆子;它粘住了你的肋骨;它在某个程度上对你管用,使你明天可以去为主好好地工作一天,出去迎战魔鬼,说:“我知道我站在哪里,不是因为一阵寒气袭过我的后背,而是因为主如此说。离开,撒但,我现在要接管。”
呐,我们是神的儿子,嗯。什么时候?现在。明天晚上吗?不,就现在。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子。现在我们一同坐在天上。此时圣灵在这里。什么时候?现在。现在我们有永生。“伯兰罕弟兄,你死的时候会进入永生吗?”我现在就有永生。我现在就拥有永生。怎么拥有?耶稣基督这么说了;主如此说。
所以,离开吧,死亡。离开吧,撒但,你再也不能监禁我了。
年迈的保罗。他们在外面搭了一个砍头台,说:“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伙计?要把你的头砍掉。”
“是吗?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嘿,你死之前要说什么?”死亡说:“哦,你这个鹰钩鼻的犹太人,我知道你受过鞭打,遭受屈辱等等,他们做了这个、那个或别的,但现在我得到你了。”保罗一看。死亡说:“我要使你颤抖摇晃。”
保罗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外面的坟墓、烂泥(罗马兵丁丢了一点烂泥,堆在他身上)说:“我要拘禁你。”
保罗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
坟墓说:“我要拘禁你;我要铸造你;我要腐蚀你。虫子要吃掉你;你的骨头要变成尘土。”
但保罗说:“看看那边那个空坟墓;我在他里面。哈利路亚!那天早上,我要复活,得着按公义审判的主所要赐给我的冠冕。不但给他们,也给凡爱慕主显现的人(也给我教会里的人)。”阿们!肯定的。
魔鬼只是个稻草人,只是吓唬你;他根本没有合法的权利;他的一切权利、权力都被剥夺了。当耶稣死在各各他时,就毁掉了那一切。现在他要下来。
摩西逃跑了,在那边偏僻的沙漠,放牧叶忒罗的羊。他在那里呆了四十年,有了两个孩子;去到那里……他妻子是个火暴脾气的家伙,摩西也有脾气;所以我能想象他们在那偏僻的沙漠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你们不这么认为吗?神知道如何驯服你,是的。
一天早上,我看到他拿着一根弯曲的旧杖,一瘸一拐地走,拄着杖,八十岁了,花白的胡子像这样垂下,头发往下垂。他朝一边观看,说:“那是一幅奇怪的景象。”又观看,说:“为什么那棵树没有烧毁呢?我觉得我要转过脸去。”
你知道,有时候你听见很多响声,就转过脸去,看那是什么回事,然后就得救了。许多火,你知道;是的,它烧起来了,圣灵的火烧起来了,人们转过身,说:“那是怎么回事?”
呐,摩西开始走上前,说:“不知道为什么那东西没有烧毁呢?一直烧了半个小时,还没有烧毁它。”他走上去,说:“哦,我要走上去,看那是怎么回事。”
一个声音从那火里说话:“把你的鞋子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是圣地。”呐,它不是说:“脱下……”摩西没有说:“我脱掉帽子。”他说:“鞋子。”所以摩西弯下腰,把鞋子脱掉。他说:“主啊,你是谁?”
神说:“摩西。”呐,这是第3章开始,从第1节往下,一直到大约第12节。
神说:“摩西,我听见了我百姓的呻吟声,我记得我的应许。(哦,哈利路亚!)我记得我跟亚伯拉罕的应许。我听见了他们的哀声和呻吟声。我下来拯救他们。”(阿们!下来持守他的道。)
总有一天,那边的旧坟墓,墓碑立在祖母的坟墓旁边,那没有任何关系。“我记得我的应许,我下来拯救他们。”我不在乎;让它进来一下;那对我没有任何关系。哈利路亚!我知道谁在引导这只船。你们知不知道?只管安静坐着。
“我下来拯救他们。”
“你要做什么?”
“摩西,我要打发你去。”
“主啊,打发我?我做不了,主啊。”
“哦,是的,我把你放在这世上就是为了那个目的。”
“哦,我八十岁了,背都有点僵硬了,我可能有关节炎。我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我不怎么会说话。”
“呐,谁造了人的嘴巴呢?”
摩西说:“主啊,你若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我就去。”阿们!(不要害怕,那个词的意思是“但愿如此”,瞧?)“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我就去。”我想要看见耶和华神的一些荣光,你们想不想?是的,先生。“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主啊。呐,你的荣耀是什么,主啊?”
“摩西,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主啊,是一根杖,一根弯曲的旧杖。”
神说:“丢在地上。”他一丢在地上,就变成了蛇。摩西便往后跳。神说:“拿住它的尾巴。”他便拿住,蛇又变成杖了。神说:“呐,摩西,你手里的是什么?把手放在怀里。”他就把手放在怀里,及至抽出来,手长了雪白的大麻风。瞧,表示人的良心、人的心是雪白的大麻风,人的心思是大麻风,有罪。他又把手放在怀里,再抽出来。必须有什么事发生什么?当手再抽出来时,它雪白,被洁净了,就跟婴孩的手一样,跟另一只手一样。
他看见了神的荣耀。那么,神的荣耀是什么?神迹、奇事、异能和神的医治。“主啊,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
当神准备拯救他的百姓时,一位摩西便出现了,圣灵显出神迹、奇事和神的医治,阿们!是的。然后摩西观察他的手,说:“啊!”注意,这是审判的杖。那是杖;在明天晚上的功课上,我们会发现那根杖如何在埃及之上挥动。那不是摩西;那是神审判的杖。握住神审判的手必须被洁净(阿们!),大麻风得了洁净的手。他捡起来,说:“下埃及去;你哥哥在路上了,他要向你作先知,你对他就像神一样。”
摩西去了,走过去,说:“叶忒罗,今天我得离开你。”他选了一头骡子,像那样把笼头放在骡子上,让妻子跨坐在骡子上,每条腿上坐着一个孩子,她也去了。你能想象那个吗?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胡须、长胡子、长头发,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牵着一头驴,一个妇女坐在上面,带着两个孩子,下去接管埃及?你能想象那样的一幅景象吗?
“摩西,你下去干什么?”一些人问。
“他去了。”哦,他有一段愉快的时光。“走吧,西坡拉。”那是他妻子,你知道。他也牵着驴子,说:“过来,我们要下埃及去,下去接管。”埃及就像俄罗斯,最大的机械化单位,世上最强大的军队就是埃及。他们把整个世界都打倒了。摩西下去接管它。一个老人手里拿着杖,妻子坐在骡子上,每条腿上坐着一个孩子(她也去了。),他们下去接管。为什么?神应许了。荣耀归神!
在加低斯巴尼亚也是这样。神应许了他们。约书亚说:“我们能夺取它,因为神这么说了。”
他们下埃及去了。呐,注意,一个人会有多疏忽!最后,神在路上遇见了摩西,想要杀他,西坡拉就去拿了一块锋利的石头,用一块锋利的石头给她两个孩子行了割礼,丢在摩西面前,说:“你是我的血郎,”才救了摩西的性命。摩西在做什么事?他那天忙忙碌碌,以至到了一个地步,下埃及去,却忘了割礼的印记。
那正是我们今天所做的;那正是圣洁教会跌倒的地方。我们有了太多的时间,主给了我们很多的钱,我们在建大教会,大尖塔,摆放舒适的座位、管风琴,以至于我们忘了神的印即圣灵的洗。真的。神啊,赐给我们一位西坡拉。没错。割礼,以色列的男子,凡不受割礼的,都要被剪除。割礼是应许的印记;旧约的割礼就是新约圣灵的洗。每个在圣灵洗以外的人都必剪除。就是这样。神啊,求你怜悯!
我知道我把你们累坏了,但我只有这么一段时间。哦,或许我得停住了。好的。那么,明晚开始讲第4章,第4章。
耶和华,在第4章的最后部分,显明了他的名:“我是自有永有的。”
摩西说:“我要说谁打发我去的呢?”
神说:“是我。”
摩西说:“百姓不会相信的。”
神说:“告诉他们说是我打发你去的。我是。”不是“我过去是,我将来是”,而是“我是”,那是现在时。
一天,犹太人站在那里喝水,欢呼,谈论他们在旷野所吃的吗哪。耶稣站在百姓中间(《约翰福音》6章),在节期大喊;众人说:“嗯,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
他说:“他们每个都死了。”他说:“但我是由神那里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伊甸园的生命树,如果你希望的话。),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喝这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他们说:“这人说亵渎的话。他怎么会把他的身体给我们吃呢?”他们说:“哦,我们知道。我们相信摩西,摩西是我们的先知。我们相信摩西;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四十年的吗哪。”
他说:“我知道这个。”他说:“我知道这个。但他们每个都死了。”他说:“但我是生命的粮。”
哦,他们说:“哦,你是要告诉我……”
他是在旷野的磐石;他是在旷野的吗哪;他是殿里的陈设饼。哦,他是约旦河里的水。荣耀!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首先的,是末后的;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在有世界以前,就有了他;世界没有了,他仍然在;他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是晨星,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沙仑的玫瑰(哈利路亚!);既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哈利路亚!);在大卫之前,在大卫里面,在大卫以后。荣耀!
我相信耶稣基督的神性。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比好人大多了;他是蒙着肉身帕子的神: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那就是他。过几个晚上我们要讲到这点,讲他是谁。那就是你不能有信心的原因,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
哦,他们说:“你说你见过亚伯拉罕,你还不到五十岁。”这人只有三十岁;他疲倦,他的事奉把他身体搞垮了。他们说:“你是个不到五十岁的人,你说你见过死了八、九百年的亚伯拉罕?”
听着,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哈利路亚!)我是耶和华。”他是耶和华玛拿西;他是耶和华拉法;他是,哦,所有耶和华救赎的名都在他里面,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就是这样。
“我下来拯救他们,我要宣告我的名。告诉他们说那将是一个纪念,直到万代,我是自有永有的。不是’我过去是’或’我将来是’,而是”我是“。”
那天晚上在那里的同一位神今晚就在这里。
“呐,我要在你前面走。我要差遣我的使者,他将在火柱里。我要差遣他在你前面,作火柱,他要引导你。”火柱,如此大,像根柱子。“火柱要在你前面走,引导你。’我是’将在火柱里。”
呐,伯兰罕堂,你们联合组织和知道这些真理的人。你们知道那同样的火柱今晚与我们同在吗?你们记得在那边拍下他的照片,它怎么席卷全世界,从前在燃烧的荆棘中跟随摩西的同一个火柱。那是什么?这里的任何学者不敢……可能我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说这些话等等,但我知道我是站在哪里。我相信,我的头被圣灵旋转到正确的位置上了。让我告诉你,这里的任何学者都知道跟随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那位天使就是立约的使者。立约的使者就是耶稣基督。摩西看基督的财物比埃及所有的财物更宝贵。对吗?肯定的,立约的使者。在这里与我们同在的是什么?他们可能会说我们失去理智了,说我们是这个、那个或别的,是一群圣滚轮什么的。他们可能会这样说。但神亲自印证了自己在那带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个火柱里,今天继续带领我们。哈利路亚!荣耀归神!同一位从前与耶稣基督同在,当时他站着,那些法利赛人站在那里,他对他们说,告诉井边的妇人她暗中的罪在哪里等等。现在它就在我们中间运行。“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哈利路亚!我正寻求他,你们呢?荣耀归神!哈利路亚!一切的猜测都过去了。哦!
每逢思念奇妙十架,荣耀救主在上悬挂,从前名利我看如土。哦,可怜!我的罪人朋友啊,你怎能站着看到那伟大的教会在预表中,满了那火柱带领他们,今天还在这里回头看呢?多少人有那张照片,让我们看看你的手。多少人想要有那照片,让我们看到你举手。明晚我会把照片拿到这里给你们看。好的。它被印证了。
三万个批评的人站在那里,我说:“我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你知道我不是。我只讲真理。当我出生在肯塔基州的小木屋里时,主的天使从窗户进来,站在那里。那是火柱。”我说:“神证明了这点。如果我讲真理,神必印证真理。如果我是说谎的,神必跟我毫无关系。”大约那个时候,“呼呼”,他来了。美国摄影师协会,那里的所有人,《观察》,《生活》,《时代》,《矿工》,所有的人。美国摄影师协会拍摄了它的照片,说:“我相信那是心理学;我们以前见过它,但我相信……”他们把照片带回家。光照在镜片上。他们把照片拿给乔治·莱西。他们把照片放在他们所能放的一切东西下检验。现在它就挂在华盛顿特区名人纪念馆里。哈利路亚!那是什么?耶稣基督与那群他们称作圣滚轮的人同在。愿神祝福你的心。
凡是画出来的有名的画,都得先经过评论大厅。他们画了《最后的晚餐》,这画经过了评论大厅。哦,他们评论这画。这画花了他毕生的时间,但现在它挂在名人纪念馆里。它必须经过评论大厅。
弟兄姐妹,很久以前当我们开始这个他们称之为圣灵的宗教时,我们必须进入旧的马棚,某个人的房子,某处前面的小店铺。他们站在外面,那些罪人嚼着口香糖,取笑,嘲笑,称我们是圣滚轮。我们睡在监牢里等等。没错。他们被人打,被人嘲笑。
那天,一个老传道人坐在我家里,他们把他赶出城,他和他妻子要喂养孩子。他们睡在外面毯子上,湿的毯子,早上把毯子挂在树上,让它们晾干。他们走在铁路上,把玉米一个一个地捡起来;有一个旧煎锅;他们用石头搅拌。他们曾经靠打玉米生活了十二或十四天。
我的老经理,愿神祝福他的心,博斯沃思老弟兄,躺在非洲德班,今晚正在为我去那里祷告,他从前躺在德克萨斯州,后背被打得一道一道,他们还威胁要割断他的喉咙等等。他的手腕断了,边走边努力提着手提箱,因传讲圣灵的洗而挨打。
“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在旷野,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大教会嘲笑,公开指责。他们说我们是圣滚轮。当我建造,在那里安放房角石时,他们说他们要把那房子变成车库。那是二十年前,圣灵仍然活在这里。哈利路亚!没错。他们说那是狂热等等的东西,全世界的国王和君主打电话来了。大人物得医治了,神的大能席卷全世界,现在我们已经多达几百万了。哈利路亚!总有一天早上……她经受了批评。他们说它会烧掉。他们在这里对我说:“哦,比尔,你失去理智了。事情就是这样。”甚至我自己的岳母说:“嗯,这孩子癫狂了。”也许我癫狂了,可是我过得很愉快。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弟兄。听这点,我带着尊重这样说。哈利路亚!整个阴间都无法阻止它。它是由耶稣基督命定要这样的,它必这样。“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怎么回事,它是什么样的教会?“彼得,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藉着圣灵对神话语的属灵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教会正在前进。
呐,弟兄,即使她被嘲笑,受逼迫,被推到后面,等等,某个荣耀的早上(哈利路亚!),站在荣耀中的伟大的主,向他的仆人指出,主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不是倚靠神学,不是倚靠语法,不是倚靠别的东西,乃是倚靠简易、圣洁、毫无搀杂的信心,相信神的儿子和他在道中所说的事。
他正在画一幅画。他正在画一幅画。那是什么?神创世以前预定要在他荣耀中显现的一个充满圣灵的教会。总有一天早上,主必从天上掠过,(哈利路亚!)像一块大磁铁,他要把那个受逼迫、挂在名人纪念馆里的小教会接上去,那时她要升上天空,呼喊:
血肉皮囊如衣得脱,灵魂上升,同主永乐,
高唱圣歌拱立金墀,永必忆念祈祷良时。
阿们!
天父,我们今晚感谢你。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就是无法进入这功课,圣灵运行,突然出现,运行过来。哦,我们感谢你,从内心深处感谢你的爱和大能。感谢你,主啊,为一群谦卑的子民感谢你,在这大黑暗的时代中,在这个满足自我、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的时代,圣灵明说末后的日子这些事要发生。《提摩太后书》3章,在你的道中说他们将是“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比别人知道得更多,“自高自大,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
神啊,你说,在那个日子,你将有一个小教会,你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
主啊,感谢你打开我可怜的眼睛,我,一个贫穷、瞎眼、可怜、在罪中、生在有罪的家庭、装满威士忌桶的人。但神啊,你保守、帮助、祝福我,使我满足了。主啊,我怎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情呢?神啊,让这成为开始,主啊,使我能再去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宣扬拯救和救恩的信息。
神啊,摇动这个小教会,好像以前从未有过那样。愿圣灵抓住这里的每个人,促使他们禁食祷告,昼夜脸伏于地,叫喊,主啊,一直到老式的复兴在这里突然发生,主啊,席卷这里,带来一段老式的时光,把男人女人带回到神那里。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阿们!(让我们起立。)
哦,我想要见他,仰望他容颜,永在那里歌唱他救赎之恩; 在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哈利路亚!我俯看这里;我记得一个老人过去常坐在那里,当我要传讲那些信息时,他大哭,眼泪从眼里流出来,拥抱我。
那荣耀早晨我去见主。
我看着那里,看见另一个人坐在那边,还有威伯老姐妹。我记得那些不同的人,还有在唱诗班里唱歌的斯奈林姐妹,坐在那后面红头发的乔治老弟兄,他们在哪里?哈利路亚!他们被带到主怀里去了(哈利路亚!),封在神的国里。他们走的时候我注视着他们。我看见可爱的乔治弟兄去到那里;他一直朝门口看,要走了[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喘气的声音。],说:“在哪里?正在发生什么事?”(今晚我为他的侄儿祷告了;他病了。)然后他往下看,他们继续……他们说:“他正在寻找比尔弟兄。”他不是在寻找我。首先你知道,他把头转向东方,说:“耶稣啊,我知道你会来接我。”把手伸出去,死了,见神去了。哈利路亚!哦,我们要回家。你们爱主吗?
我想知道这里是否有男人女人说:“我想在基督复活的全备大能中认识他,”请举手。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想知道为什么我在等候这祭坛呼召吗?我有一个等候的原因。好的,请举手。“我想在基督复活的大能中认识他。”
但是,复活的大能,弟兄,我不是指某样你得挖啊扯啊尝试的事;我指的是放松你自己,神已经把你带到了那边的某个地方,在那里为主而活是那么愉快。世上没有任何事……哦,其它的事就像十二点一样没有动静。瞧?没有任何事情,根本没有欲望,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世界上的那些旧事,你不用放弃它们,你不用;没有东西要放弃;它放弃你了。你只是……很简单,它再也不在那里了;它离开了,阿们!多少人爱主,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大声地说。[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喊:“阿们!”]好的。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现在转过身握手;跟你身边的人握手,说:“我很高兴在伯兰罕堂遇见你,”然后改过来。)
……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轻轻地唱,听。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它不甘甜吗?天上的一切都从它得名,地上的一切都从它得名:耶稣)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呐,我们低头。一天,伟大的教师坐在山上,你说:“你们祷告要这样说。”
[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祷告《马太福音》6:9-13。]“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晚安!愿主祝福你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
2

至于我为什么来到这场复兴中,我不知道;这对我完全是个奥秘。经理今天下午打电话给我,讲到在梅肯、纳什维尔和从那里以后的聚会,我们已经把一切都取消了,其中一些礼堂的聚会,能容纳许多人、两万人,那些礼堂是我们在过去三、四、五年里一直想要得到的。我们上次离开的梅里第安聚会(对不起),里面有四千五百人,我们还不知道外面有多少人站在暴风雨中,站在外面。当我们离开塔拉哈西时,也是一样,我们甚至没有地方容纳会众。圣灵说:“停下来,现在回家,等候,我就要差你到海外去。”瞧,于是我在这里了。

3

我刚取消七场聚会;刚刚取消了七场聚会,其中一场是在印第安纳州康纳斯维尔,一场是在加拿大的阿尔伯塔,那里的大竞技场,能容纳两万五千人,我们有段时间一直想要得到那竞技场。就在我们得到了它,一切都准备好,要开始一场全国性的帐篷聚会,我们期待那里可能有三、四万人,这时圣灵说:“停下来,”然后差我像今晚这样回到伯兰罕堂,瞧?你必须做主吩咐你做的事。

你说:“你愿意离开像那样的一群人,来到一个小小会堂吗?”哦,等一下,我们是在事奉神,瞧?
4

腓利离开一场大复兴,他让整个撒玛利亚动起来了,然后他去到迦萨沙漠,站在那里找一个人,再也没有回到那场复兴会,对吗?去到迦萨沙漠,找到一个埃塞俄比亚人;这人悔改信主了。后来腓利从那里转身,再也没有回到他在那里有大复兴会的撒玛利亚。

5

呐,我们确实感谢圣灵的带领。我们必须照我们被带领的方式走。我感觉自己受到明确的带领,要来到这聚会中做这事。我只是有点……

哦,对不起,弟兄。这里也有一对夫妇,弗雷曼弟兄,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拿这些圣经,没有圣经的人。旧约,我们是查考旧约,特别是今晚,因为我们是在拿样板看。你们想要一本圣经的,请举手,这样他们可以把圣经拿给你。带你的圣经、铅笔和纸等等来,这样你就能把主题记下来。
6

昨晚我们留得迟了,若是可能,我要尽力补救。我实在太爱神的道了,甚至当我讲到它时,我就迷失了。我想我们昨晚从《创世记》讲到了《启示录》,一路讲下来,我就把时间等等给忘了。

下面的这个星期是我七年来第一次举行这样的聚会。我在伯兰罕堂结束了复兴会。多少人记得我告别的讲章是什么?“这个未受割礼胆敢向永生神军队骂阵的非利士人是谁?”那是七年前我向伯兰罕堂告别的讲章,下面的这个星期,好的,当时我的小女儿才两岁。我答应神,如果神让我呆到女儿出生,我就出去。从那时起我就在旅行,这里那里呆一两个晚上。主以极大的方式祝福了我们。在我们的聚会上大约有五十万的灵魂悔改信主了。想一想这点,在七年里。它表明了,其中一天有三万人。你知道,那是不可思议的。每次我想到这点,头都晕了。今天我收到从南非来的信,说:“整个南非又准备被搅动了,”他们想要知道我们回去的日期。哦!
7

后来主赐下异象,说:“在印度,一场聚会有三十万人参加。”你们把这个记下来了,看它对不对。

呐,太多那样的事,一直发生医治,医治的事。现在我想要让我的脑子离开那个,放松一下,只专注教导这道。呐,我在这反面比较笨拙,但我喜爱讲我对它知道的东西。
8

呐,星期天,星期天早上我们会有一些问题,关于经文的任何问题,你想知道我对经文的看法。星期天早上,我们要尽最大努力通过圣经来讲解。你们在星期天早上之前把问题拿来,最迟星期六晚上,关于经文的任何问题,使你头脑困惑的任何事,星期天早上解答问题。你喜欢这样吗?呐,你有事情,只管说:“我无法明白这些事怎么可能这样那样。”瞧,把它拿来,让我们看看我们能不能走到一起。或许我们大家能解决它。我要尽全力使它跟圣经一致,因为我相信它必须符合圣经,不然它就不合法。

9

呐,昨晚我们找到了教会的最开始,神应许谁?亚伯拉罕,他是我们众人的父。因为应许是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只给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对吗?“亚伯拉罕和他的种子。”他的儿女不都是他的种子,而是“从以撒生的才要称为他的种子”。对吗?这是亚伯拉罕后裔的结果:耶稣基督是亚伯拉罕的种子,我们在基督里死了,披戴亚伯拉罕的种子,照着应许一同承受产业,阿们!神是应当称颂的!

10

我们这里上了年纪的人,当男人、女人过了二十五岁,你就最好面对它,(瞧?)你年轻的日子结束了。当我们面对日落时,想到那荣耀的应许,是什么?生命结束了吗?哦,没有。生命还没有开始呢。哦,我们只是走了。真希望我们能有办法坐下来,时间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像那样呆在家里,在会众面前把圣经以外的那些东西清除出去。他们在那里,朋友们。我能藉着神的圣经和圣灵的帮助证明这点,你们每个在基督里、重生了的人,总有一天,那些灰白的头发要改变,皱纹要从你脸上消失,你会再回到年轻男人或女人的状态,永远与基督耶稣活着。我能在圣经中指给你看神在哪里证明了这点,显示它的影子和印记,应许了这事,指着这个起誓,说他必这样做。太不可思议了!

那时我会爱我妻子吗?肯定会,比我现在更爱。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我会的。她会是我的吗?肯定是,是我的同伴。没有孩子或别的,但我们在地上的孩子会与我们同在,如果他们重生了的话。没错。那奇不奇妙?
11

我过去常想。妈妈过去常告诉我(对不起,妈妈,那是在你清楚这道之前。),我们会有翅膀,在上面到处飞,你知道。嗯,我喜欢跟人们一起吃喝,握手,交通。我想:“哦,那时这些事就要结束了。”哦,不。我发现神从未造我是天使。神造我是人,我永远是人,永远不会是天使。那是错的。神有天使,肯定的,他造了天使。他造了有翅膀的基路伯,他造了没有翅膀的天使。

12

当我过去听到那些老歌,当我是罪人,进入那些地方,唱“棕色眼睛的天使等候我,”我想:“哦,天使……”我发现那是魔鬼的一个谎言。从来没有这样的事,瞧?

我们绝对是男人女人。我们会回到这地上,仍是男人女人。没错。那是神的教导。当你看到那些事,它会使你感激耶稣基督。
13

呐,今晚我们想要做的就是投射旧约是新约的影子。圣经说:“一切旧事都是将来之事的预表或影子。”呐,今晚的美妙功课是《出埃及记》。昨晚我们把以色列人留在那儿了。

以色列得到“以色列”的名字之前叫什么?课堂上有谁能回答?以色列被赐予那个属灵的名字之前,叫什么?呐,有人在传道人旁边。我看到一个传道人举手。好的,在你们传道人旁边的人……[原注:有人说:“雅各。”]雅各,没错。是什么使他得到了这个属灵的名字?有人说了一件事。[一位弟兄说:“跟天使摔跤得胜。”]跟天使摔跤得胜,跟他摔跤,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
喂,今晚你们想要一个属灵的名字吗?只要抓住圣灵,说:“主啊,你若不给我祝福,我就不离开这会堂。”当你离开时,事情看起来就会不一样了。你只要像雅各一样下定决心,就必得到祝福。
14

注意,神摸了雅各的大腿,他走路就不一样了,阿们!我希望这点讲得很透了。当你跟神摔过跤,然后你走路就不一样了。注意。强壮的……在小溪、小河的这一头,雅各是个强壮、了不起的人,虽然后退,远离神,逃离他的哥哥,逃离神;却是粗壮结实。而在小溪的另一头,他是个跛脚的王子。“你在神面前是个王子,因为你与神角力得了胜。”一个跛脚的王子,他一生都跛脚。神是怎么行事的?他奇不奇妙?

15

呐,先祖们,昨晚我们留在了《创世记》,神赐应许的最后四个阶段,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神的……那是什么?昨晚我们发现,对今天的基督徒教会来说,在亚伯拉罕里面是拣选,拣选地;在以撒里面是称义;在雅各里面是恩典。

如果你读过雅各的生平,你就必须相信恩典。你必须看到那是拣选和呼召,因为,哦,这人所做的那些事;然而,神祝福了他;神告诉他将会发生什么事,所以神呼召了他。但你注意,他跟这位天使摔跤以后,事情开始看起来不一样了。后来他到法老面前,他说:“我寄居的日子有太多年了。”神让他知道他只是个寄居者。呐,在约瑟里面是完全。
16

注意,三个阶段:因信称义、藉着血成圣、圣灵的洗,接着是完全,得荣耀。圣经说:“他称为义的,”这是对属灵的心来说,“他又叫他们得荣耀。”对吗?“他称为义的,”如果神现在称我们为义,在神看来,我们就已经得荣耀了。不是他将要,而是他已经使我们得荣耀了。喂,那很深奥,不是吗?但那正是圣经所说的。

17

神告诉亚伯拉罕:“我已经祝福你了,我已经使你成为了一位父亲。”不是“我将要”,而是“我已经,我已经使你成为父亲,你必享大寿数归到我这里来,你要得救。我已经做了这事,我已经如此说了。你跟这没有任何关系,那是无条件的。”神下决心要得到他的教会。每次他跟人立约,人都违背他的约;今天人还是违约。人总是违背他跟神的约,但神不会违背他跟人立的约。“我必做这事。”

18

你注意,从前,神一开始就告诉亚当,说:“你不要做这事,你可以做这事,但不要做那事。”亚当转过身违背了这话。后来神看到他失丧了。神说:“我要叫仇敌;我要叫你的后裔和蛇的后裔彼此为仇;他要伤蛇的头,他要伤……蛇的头要伤你的脚跟。”

19

呐,“我要,”当神说他要做什么事时,你就可以盼望这事成就。当人说他要做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神告诉亚伯拉罕,“我要救你和你的种子。”不但亚伯拉罕,还有亚伯拉罕所有的种子,无条件的。喂,如果你原谅我,我相信我会叫喊一下。瞧,哦,人啊,你实在没有意识到那是什么意思。或许你们一些人从未想得足够深入,进入它里面。

20

神已经荣耀了他的教会。神所称为义的,他又在他的教会、在基督里荣耀他们。如果你在基督里称义了,据神而言,你就已经在基督里得荣耀了。

耶稣说:“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你怎么能完全呢?但今晚在基督眼里,每个重生的基督徒都是完全的。在神里面我就跟基督一样完全。你也是,每个信徒都是。因为那不是我的圣洁,而是他的圣洁。神不会接受我的圣洁;我没有任何圣洁,但我凭信心进入基督里。藉着基督我在神里面,在神眼里就是完全的。
21

瞧,“我们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成了这身体的肢体。”在《罗马书》8章1节:“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行事不随从肉体、,而随从圣灵的就不定罪了。”一个在基督耶稣里的人随从属灵的事。对世界来说,对属肉体的头脑来说,这是愚拙的;但对那些信的人来说,这是永生,阿们!就是这样。哦,太不可思议了!那么,什么能伤害你呢?你在基督里了。就像神叫耶稣从死里复活一样确定,我们要进入基督里,阿们!是的,我们必须进去;神已经应许了。就跟那身体升上去一样确定,我在那身体里,我必须跟它一同上去。

22

呐,你说:“那么你相信永恒的保障吗,伯兰罕弟兄?”在某个程度上我相信。我相信教会是永恒安全的,教会是。神已经说教会将毫无斑点、毫无皱纹地出现在神面前;教会将会是这样的。呐,接下来,如果你在教会里,那你就安全了,如果你在教会里的话。

23

“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对吗?听着,这是耶稣基督这个人对此说的话,《约翰福音》5章24节:“那(不管是谁),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现在时)有永生(那不是从一场聚会到另一场聚会),永生,不至于受审(或定罪,决不会被丢弃),是已经(过去式)出死入生了。”《约翰福音》5:24,耶稣这么说。“我是由神那里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了吗哪,还是死了,但那吃我肉喝我血的人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那是主说的话。

24

呐,有许多人自称在那里面,有许多人正在跟自己交战,想要正确地生活,想要挤进去;我对那些事不知道。但如果他们在那里面,过基督徒的生活就跟过任何生活一样容易,因为你在基督里,没有别的,满有圣灵带领你,引导你,指引你。瞧,你肯定会犯错误,跌倒,但你不会完全躺倒,就像你不能从一棵桑树得到玉米秆一样。你做不到。耶稣说:“凭着他们的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你有永生。

25

今天,对教会的最大的咒诅之一就是惧怕。每个人都怕死,“会发生什么事,谁,什么?”

瞧,耶稣说:“可怕的景象一出现,一有这些事,你们就当挺身昂首,欢喜,因为你们得赎的日子近了。”[路21:28]
26

呐,神如何带领教会走过那旅程,从前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等所有人里面,看看他们所犯的错误,但神与他们同在:影子。看一下亚伯拉罕。

我知道今晚我有许多阿米尼亚派的听众,但我想,我想要对你们澄清这点。
神藉着拣选和恩典告诉亚伯拉罕:“我要你享大寿数归到我那里去。”换句话说,“我要救你,我要带你过去。你要享大寿数,你要有一个儿子。你没有孩子,撒拉……你去……你要有一个儿子。我要因那孩子拯救世界。”呐,在亚伯拉罕没做一件配得的事之前,神就呼召了他。就是这样。
27

他原是吾珥城的一个迦勒底人,从拜偶像的巴别塔来到示拿地。我想他父亲是个拜偶像的。我想拉班,他下到那里之后,证明了他有那些偶像。如果他不是从巴别塔出来的,他从哪里得到那些偶像的?从含出来了宁录,宁录建造巴别塔,就是偶像崇拜,地上第一个偶像崇拜。

28

呐,注意那巴别塔一路下来,巴别,一路下来,结束在《启示录》这里,成了基督教的偶像崇拜,自称是基督教。哦,在《启示录》17章,约翰看见了她,就希奇她,她怎么坐,样子如何,打着耶稣的名等等,却逼迫和屠杀神的圣徒。天使说:“你来这里,我要指给你看她是谁。她是一个大教会,坐在很多山上,在七座山上,统治全地等等,她喝醉了基督殉道者的血。”哦,求神怜悯!

29

人啊,我们正生活在末时。几年前当他们在这里因我传讲兽的印记而要逮捕我时,你们有多少人听说过?当我说墨索里尼,二十几年前当他开始掌权时,我说:“如果墨索里尼入侵埃塞俄比亚,请记下这点:永远没有和平,直到耶稣基督再来。”我说:“将会有三个大主义:共产主义、纳粹主义和法西斯主义。”我说:“它们将结束在一个主义里,那个主义将统治世界,要焚烧梵蒂冈。”你们记得我很多年前那样说了。绝对是那样的。

我说:“就在那时候来到之前,汽车……”二十年前或二十五年前,造了那种后背平平的旧车。你们能记得二十年前。我说:“它们看上去像个鸡蛋;它们会成型的。那是异象。是像那样形状的东西。”被提之前它们就是那个样子的。
30

但神此时正在各地给教会做热身,进入次序,让他能进入被提,在它能进入被提之前赐给它被提的信心。

人们在末日的灵里,就像他们在挪亚的日子一样,又吃又喝,又娶又嫁,漠不关心,随随便便,还做别的事。这些美国人是地上最糟糕的人:任意妄为、自高自大、不能自约、性情凶暴、藐视、自称无所不知。如果世上有哪个地方……我的圣经放在我心上,神知道,他正注视着我,知道我天亮前必须站在他面前。如果我必须那么说,那我要说比世上其它地方更需要宣教士的地方就是美国,美国。随便哪里,我所知道的最大一群异教徒就是在美国。“异教徒”的意思是“不信者”。
31

哦,他们相信神学。他们起了老茧,麻木了,你都没办法对他们说话了。我可以在外面拿一个从未听过神、拜偶像的人,五分钟内对他做的比你对一个宣称是基督徒的人、一个头脑守旧、闲逛、注入了许多防腐液到他静脉中的人所能做的还更多。这让我想到了这里某处一个又冷又旧的停尸房,像个殡丧承办机构。没错。坐在那里,进去,我进入那些旧的大教会,那里让我想起了停尸房:属灵温度零下一百度。你几乎得艰难地进去。我说这话不是开玩笑,它是事实。一些人对神不认识,站在那里,说:“哦,我告诉你;哦,我相信这没关系。”天哪!你这个骗子;你呆在神国外面,还教导别人呆在外面。

他们注入了一些液体,就像带死人去停尸房。他们把他所有的血液取出来,注入一些东西进去,确保他死了。哦,他们大概就是那样做的:接受人们得到的宗教,或他们得到的信仰,注入一些旧的神学到他们里面,更糟糕地杀死他们,使他们继续死着。就是这样。没错。可怕!然后他们说:“哦!”
32

我对一个妇人说:“你是基督徒吗?”

她说:“我要你知道:我是美国人。”
我说:“那不是我问你的。”
另一个妇人走上讲台。博斯沃思弟兄说:“你是基督徒吗,女士?”
她说:“哦,哦,”她说:“我要你明白:我每天晚上都点蜡烛。”哦,每天晚上点蜡烛使你成为基督徒吗?你可以把整个世界的蜡烛都点着,也永远帮不了你。在圣灵燃烧的火洁净你的魂脱离罪之前,你仍是个罪人。它是在心里发生的事。
“哦,我生活在美国。”哦,那没有任何差别。神不会因为我是个美国人就尊重我;神不会因为他是个德国人就尊重他,或他是从波兰来的就尊重他;神不会因为他是从非洲来的就尊重他。神对非洲不感兴趣,对德国也不感兴趣,对美国也不感兴趣。神对一个国度感兴趣,那就是神的国,从万国来的人进入这国。他们藉着亚伯拉罕的种子即耶稣基督重生进入这国里,照着应许承受产业。
33

天下各国都被撒但统治。圣经如此说。老兄,那是一件让人透不过气的事,不是吗?撒但领耶稣基督上去,把世上万国指给他看。对吗?他说:“它们都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它们就怎么处理。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它们赐给你。”

耶稣说:“退我后面去,撒但。”瞧?耶稣知道他要承受那些国度。
34

呐,在《启示录》,世界结束的时候,圣经说:“诸天和你们众圣先知,都快乐吧!因为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他要作做,直到永远。”

但以理看见他是一块从山上凿出来的石头,滚下来,砸在像脚上,把像砸得粉碎,神的国长出来。当基督在千禧年接管时,就再也没有疾病和痛苦了。所有的武器要打成犁头,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就是这样。当耶稣来时,这一切都要结束。在那时之前,只要撒但统治万国,就必有打仗和打仗的风声,直到耶稣再来,阿们!
35

神啊,帮助我们。今晚站在这里教导神的道,我看着你们,意识到你们是往永恒里去的人。这里的每个男人女人、男孩女孩,有一天都要站在基督面前。我必须为我作为他仆人在你们面前所说的话交帐,那为什么我避讳不告诉你们神的真理呢?神已经大大地荣耀了我所传讲的道,甚至把它传到了全世界,在王宫和到处荣耀它,他所说的任何事,没有一次不是照他所说的那样准确地发生。他肯定不会让我讲错误的事。基督徒朋友,今晚我说,不管你属于什么教会,不管你在哪里,如果你没有藉着圣灵的洗把你带进基督的身体而在神的国里,那么,你现在就挤进去,因为你不知道主再来的时刻。

36

以色列在埃及,预表教会被召出来,《出埃及记》第1章。约瑟以后,以色列定居在埃及。呐,大约给我三十分钟的时间,我要尽可能地多搜集一点。

呐,他们因为干旱而定居在埃及,以撒带着先祖们下来。他们住在歌珊。但约瑟,他死的时候(一个极好的例子),他提到以色列人的离开,提到他的骸骨。听着,请你们原谅我,我想讲透。
37

你知道,你在这里若像这样读神的道,那没问题,但是你肯定没有领会到它的意义。道写在字里行间。耶稣说:“我向聪明通达人的眼睛就藏起来,向愿意学习的婴孩就显出来。”这些研究神学的神学院就像从前的那些祭司、大祭司,他们所有的人读这道,却看不到耶稣是基督。明白我的意思吗?

38

呐,看看那些先祖。老雅各在埃及死的时候,为什么他说:“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他让约瑟把手按在他瘸了的大腿上,指着神起誓说不会把他的骸骨葬在埃及。你知道这点吗?他说:“把我带回到家乡,葬在那里。”

39

看看从前约伯坐在那里,长满了毒疮,他咒诅自己出生的日子。圣经中最古老的书卷就是《约伯记》;它写在《创世记》之前。注意看他站在那里,用瓦片刮着,坐在炉灰后面。一次在这里,我大约连续三个月传讲这点。有人给我写信,告诉我说:“比尔弟兄,你想什么时候让约伯离开炉灰啊?”讲到约伯坐在那里。那个决定的伟大时刻,那个关键时刻,某件事必须成就。但你知道当我们让他离开炉灰时发生了什么事,一件事发生了。

40

那就是我们对待这些复兴会的方式:我们把会众的注意力指向基督,然后守住这些地方,直到你能找到一个地方钉进去。就是这样。那是圣灵在准备。我感觉到圣灵在会众中间运行,你知道杀戮来临的时候。

41

注意,约伯痛苦地坐在那里。甚至他妻子转过来反对他,走过来,说:“约伯,你为什么不弃掉神,死了呢?”

他说:“你说话像个愚顽的妇人。”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教会成员来了,背对着他坐了七天;何等的慰问!他说:“约伯,你是个暗中的罪人,你一直在犯罪。”约伯知道他没有犯罪。这显出了他们所知道的。
42

所以在困苦中,一个义人,神跟圣徒打交道,他差来了一个叫以利户的人。以利户没有控告约伯,只是指出他责怪神。但以利户告诉他,说:“约伯,你观察了这一切的事。”他说:“呐,有一位义者要来,他要站在有罪的人和圣洁的神之间的破口上。他们去坟墓哀悼的那个人,你却不觉得,他要起来。”

当约伯听到那个,他站起来。闪电划过,雷声轰鸣。那是什么?先知又回到神的频道里了。哦,他的眼睛睁开了,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
瞧,在基督来到地上之前四千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持续),活着,末了(最后两千年)必站立在地上;我这身体被皮肉之虫灭绝后,我还要在肉体中得见神;我自己却要见他,必亲眼看他,并不像外人。”[伯19:25-27]就是这样。当他准备死的时候,说:“把我葬在巴勒斯坦。”
43

亚伯拉罕带着应许来了。撒拉死了。亚伯拉罕把她葬在靠近约伯的地方,买了一块地葬她。亚伯拉罕死了,睡在撒拉旁边。

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死了,与亚伯拉罕睡在一起。
以撒生雅各;雅各死在埃及,他说:“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你要起誓不把我葬在这里,把我的骸骨带去,葬在我父亲一起。”为什么?为什么?弟兄,那没有写出来,流露在字里行间。
约瑟,他死的时候,他说:“呐,你们要把我的骸骨放在棺材里,但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不要把我葬在这里;你们要把我带上去,葬在应许之地。把我葬在那里。”为什么?他说:“有一天神必眷顾你们,我把我的骸骨留在这里,表明一件事。”
44

正如约瑟留下骸骨,耶稣也留下一个敞开的坟墓。每个年老的希伯来人,背上挨过打,疲惫不堪,蹒跚地走到那里,所有的埃及人朝那边看,见到那个旧的棺材。不久前我本要见到它,一个旧的铅制棺材,打造出来的东西。约瑟的骸骨就是放在那里的。他们把它放在一个博物馆里,我看到了它;他说:“那是放约瑟骸骨的地方,摩西把那些骸骨捡起来,带着那些骸骨。”每个希伯来人看着那里,都会说:“有一天,这里会改变;我们要出去。”那位先知穿着美丽的袍子,这人在各方面都代表了基督,正如我们昨晚所讲的功课。他说,因为他信赖神告诉亚伯拉罕的话。就是这样。

45

今晚我仍然信赖同样的东西:神告诉亚伯拉罕的话:“我必救你和你的后裔。”我相信这话。

“有一天,你们要从这里出去,”他们相信这话。一天,老约瑟的骸骨……
摩西出发了,圣灵对他说:“摩西,你忘了一件事,下去带上约瑟的骸骨。”摩西把那些骸骨包起来,出发了,火柱带领他走向应许之地,把那些骸骨葬在以撒和雅各旁边,为什么?他们知道那些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要来;他们知道有一天复活要来;他们知道约伯说的那义者:“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末了必站立在地上。”他们明白约伯知道他要站在哪里,所以他说:“把我葬在这里。”他们想要与约瑟或与约伯在一起,他们葬在巴勒斯坦那里,因为那是应许之地。他们知道复活不会发生在埃及;复活不会发生在欧洲;复活不会在别的地方;而是在巴勒斯坦,所以他们葬在那里。
46

那位被应许的人—耶稣来了。他们对他做了他们说要做的事,哦,他们杀了他。他死了。他的魂降到阴间,向那些在监牢里的魂传道,从魔鬼那里夺了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复活节早上回来了。当他经过乐园时,他敲门,哈利路亚!我能听见他说:“孩子们。”

亚伯拉罕说:“那是谁?”
“我是你的后裔,亚伯拉罕的后裔。”
但以理说:“那是谁?”
“我是那从山上凿出来的石头。”
他们在那里,旧约圣徒躺在那里,在乐园里等候穿上衣服。他开了门。亚伯拉罕说:“我们要出去吗?”
“地上快天亮了,我们准备走吧。”
亚伯拉罕说:“我们能稍作停留吗?我想朝耶路撒冷城那边看看。”
“哦,好的,我要造访我的门徒四十天。”在复活节早上他复活了。
《马太福音》27章说:在尘埃中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从圣城出来,向城里的许多人显现。
我能看见撒拉和亚伯拉罕走在街上,说:“哦,亲爱的,瞧那里。他们已经把这些东西改变了一点。到处看看这像什么。”
有人说:“那里那对夫妇是谁?看上去像是客旅。”
他们说:“我们被认出来了。”[原注:伯兰罕弟兄打响指。]他们又从人眼前消失了,像主穿过墙一样,你知道,他们甚至不知道或没看到他进来,又出去了。他们有了荣耀的身体,在地上显现(哈利路亚!),作为神大能和复活证据的初熟果子。就是这样。抢夺和剥夺了王侯公国,夺了死亡和阴间,压制它,在复活节早上复活了,跟主进了神的国。
难怪他们说:“把我埋在巴勒斯坦。”他们知道复活会发生在巴勒斯坦。
47

今天,弟兄,你想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又旧又冷的形式化宗教,只要把我葬在基督里,因为神要把那些在基督里的与他一同在复活中带来。你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称它是狂热,不管你想做什么,只要让我呆在基督里,因为那些在他里面的要在复活中从坟墓里出来,因为神必把他们带来。他应许了要做这事,阿们!

48

你是不是在变老,又有什么关系呢?哦,荣耀归神!那跟它有什么关系呢?离家更近了,阿们!哦,荣耀!叫我圣滚轮吧;你最好现在就开始叫。没错。太奇妙了!那足以把你造成一个圣滚轮。嗯,我知道那是真理,怎么能不快乐呢?嗯,我肯定会快乐。每个有那希望的人都兴奋不已。

49

我过去常去一个古老的泉水那里,常在那里喝水。朱尼尔,我过去常去那里。我想,当我巡逻时我会去这个古老的泉水那里。我说它是米尔顿那里最快乐的东西。我常看着它,心想:“哦,是什么使你那么快乐呢?”它只是冒泡,冒泡,冒泡,一直冒泡——我所喝过的最好的水。我想:“哦,是什么使你那么快乐呢,是因为牲畜喝你的水吗?”

“不,伯兰罕弟兄,不是那个。”
“哦,是什么使你一直冒泡呢?因为有人来这里喝水吗?”
“不,不是那个。”
“哦,或许你冒泡是因为我喝你的水吧。”
“不。”
我说:“哦,是什么使你冒泡呢?”
如果它会说话,它会说:“比尔弟兄,那不是我在冒泡,而是我背后有东西推动我,使我涌出来。”
50

当圣灵进入一个人里面,就有东西,喷油井,泉源,直涌到永生。你怎么能……耶稣告诉井边的妇人,“喝那水的人就有永生。他里面将有泉源,直涌到永生,”哈利路亚!(让我们回到《出埃及记》。)

哦,想一想,永生,一百亿年过去后,当这些古老的大海(地的三分之二被水覆盖)扫过外面那些时髦的家伙,会卷起跟这会堂两三倍大的浪涛,冲进轮船里,掉落在一边,另一边;总有一天,弟兄,他们会……罪恶在地上堆得如此高,甚至沙漠都会流泪。当再也没有海了,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哈利路亚!)我却要继续活着。每个重生的男人女人都必活在至大者的同在中,被塑造成他独生子的形象。我们得救是本乎恩。
难怪诗人这样说:“真神之爱何等丰富!伟大无限无量,永远不变永远坚定,天使圣徒颂扬。”我们怎么能保持沉默呢?哦!
“那是证据吗,伯兰罕弟兄?”是的。
51

呐,以撒、雅各、约瑟。约瑟死了,那是何等完美的例子,他的骸骨留在那里做纪念。

52

不久前在这里。我想比利不在后面;他在旁边时我没有跟他说这话。装饰鲜花的早上,我们把花放在他妈妈的墓上。他哭着站在那里。我说:“比利,不要哭。只要闭上眼睛,朝海对面看。”我说:“妈妈躺在那里,小妹妹跟她一起躺着。但她们不在那里,海对面有个空坟墓。”哈利路亚!

53

那是我看的地方,就像希伯来人看的一样,“有一天我们要出去。”有一天我们要出去。我从未听到“尘归尘,土归土,地归地,”我所想的是:“有一天……”

54

那天我在本城一个治安官的葬礼上讲道。那男孩死之前刚归向基督。我看见他头发灰白的老父亲趴在棺材上,嘴唇颤抖,泪水落下来,吻别那男孩,几乎都要掉进棺材里了。我听见那个,就转过身来。他把鲜花放下,我转过身,说:“尘归尘,土归土,地归地。”我想:“荣耀早晨……”

当金色黎明耶稣降临!
没错,是的。
55

我们什么时候要讲这功课?等埃及的时间过去了。(请为我祷告。)后来,最后兴起了一位不认识约瑟的法老。神应许他们会在那里四百年,他们出来时在那里四百二十年了。

56

呐,第1章,从第1节到第5节,是以色列在埃及。

从第7节一直到22节,讲的是他们受奴役。你们许多人读过很多次了。
我现在要讲一个要点,还有一点时间。接着我们开始讲第2章,预备拯救,摩西的出生;百姓开始准备;工头鞭打,孩子被杀。神预言车轮的齿轮已经转到了那个时间。
57

听着,我要你们明白这点:我相信它们又转到了这个时间,我相信我们在这里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事情像现在这样。预言的古老时钟几乎走到了关键时刻。不久前我传讲了这点,一个德国艺术家画了画;我把它挂在房间里:一个人在祷告,圣经打开了,一支小蜡烛点着了,时钟离十二点差五分钟,一幅油画上。预备,做好准备,神准备做一件事。注意。

58

当神准备做一件事时,他在埃及赐下一个小男孩奇特的出生,跟别的男孩没有任何不同。那是一个利未支派的男子娶了妻,也是利未人,他们生了一个小婴儿。埃及人正在杀死所有的男婴,但当这婴孩出生时,这婴孩有点特别,一件事发生了:预定,预先定下。摩西跟这毫无关系。但他是摩西,所以他们不怕王命。他们把他藏在一个小箱子里,后来他在法老的门阶上长大(对吗?),甚至成了法老的儿子。好的。

59

摩西,从11节到25节是摩西证实自己是以色列人。许多人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证实了自己。当他那样做时,他以为弟兄们会明白他是被神差遣要领他们从束缚下出去的人,但他们不明白。对吗?

人啊,那是今天多么完美的预表!那来拯救百姓的人物,他们却害怕他。他们害怕拯救者。
60

听着,他们建造所罗门殿时,他们……你们任何石匠现在都能清楚明白这点。他们从黎巴嫩带来香柏木,把香柏木漂到约帕为止,然后用牛车运,等等,你知道。他们在全世界把所有的石头切割好。但当那些石头到了一起时,它们是如此完美的石匠工程,在建殿的四十年里,没有锯的嗡嗡声和锤子的声音。每块石头,一块这样切割,一块那样切割,一块切割在后面,但每块石头都吻合在一起。他们开始砌东西,把房子盖起来,工程进行得很好。他们发现了一块样子古怪的石头,他们不想要那东西,说:“那不属于这里。”他们把那石头踢出去,扔到杂草丛中。后来发现,他们一直建啊建啊,后来发现,他们弃绝的那块石头原来是主房角石。耶稣这么说。

61

今天,卫理公会、浸信会、路德派、长老会,到处,如果你不留意,朋友们,真正的房角石,你正在弃绝它,这属灵房屋里的房角石就是圣灵。你害怕它;你害怕狂热。我知道我们有了很多旧的稻草人和嘲弄。哦,如果不是那个,就不会有真正的东西。但洗礼中有一个圣灵的真实作品,那是真的。没错。现在他们弃绝了它,说:“哦,我们不能那样做。哦,瞧,我们不能有那个,伯兰罕弟兄。”

62

那天我坐在那里,一个大学院的系主任坐在我房间里,他是从葛培理机构来的,桑顿博士,一群人坐在那里。他们说:“伯兰罕弟兄,我们要告诉你问题是什么。那足以使世人悔改信主。我告诉你问题是什么。你的聚会中有太多五旬节派信徒和圣滚轮。就是那个让人抱怨。”

我说:“你们愿意主办聚会吗?”
“哦,当然,我们有……”
“哦,我想是这样。不,你们不会。当然,你们不会。”没错。
63

那些大教会可以继续前进,他们有他们的神学,他们吹嘘这个,吹嘘那个,保持一定距离,背后有神学博士观看,类似那样,一些人对神的认识,还不如兔子对穿雪鞋的认识。没错。哦,哦,当然他们知道所有的希腊词汇,他们知道他们的教育。神不是藉着神学或教育被认识的;神是藉着信心被认识的。知识带人远离神;信心带人到神那里。在伊甸园里就是这个使人与神分开;他去了知识树那里。

64

圣灵的洗把生命带给了人,就像你们称他们是五旬节派信徒和圣滚轮,论到神的医治,他们接受我。

哦,肯定的,国王和君主听说了这个,他们说:“过来”,主是怜悯的,医治了那些喜欢那个的人。真是那样的。
但其他所有的人,当你谈到永生时,他们就说他们属于圣公会,他们属于这个、那个或别的,他们属于教会。那跟它毫无关系。你属于教会对神没有任何意义,除非你重生了。
只有一个教会,就是那些藉着圣灵的洗重生成了耶稣基督身体的人。哈利路亚!让我告诉你,我的弟兄,进入基督里只有一个方式。不是藉着握手,也不是藉着水洗、点水礼,不是藉着戒荦、守安息日,不是藉着放弃抽烟、嚼口香糖、喝酒、发誓,所有那些事,那不是进入基督的方式。
65

抽烟,喝威士忌,跟别的女人非法鬼混,你所做的这一切事,那不是罪。没有任何东西……那不是罪。咒骂,发誓,喝酒,那不是罪;那是罪的属性。你是个罪人,使你做那些事的就是这个,但那不是罪;那是罪的属性。

就像现在,这一点要刺痛你。但我对神的道负责,乐意随时谈论它。这是你们五旬节派信徒犯错的地方,你们许多人坐在这里,教导圣灵的最初证据,说方言就是圣灵。嗯,说方言没问题,但那是一个属性。那不是圣灵;那是圣灵所行的事。
圣灵是神的爱。我能用圣经证明这点。“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如果你要一棵苹果树,只是得到一粒苹果,那么你离得到一棵树还差远了。瞧,那是一个属性。
66

罪,之所以你咒诅、抽烟、喝酒、发怒、火冒三丈,类似那样,是因为你是个罪人。那些不是罪,你那么做是因为你是个罪人。耶稣说,圣经这样说:“不信的,罪已经定了。”如果你信,你就不做那些事,因为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如果你做那些事,那是因为你是个罪人,不是信徒。虽然你宣称你是,然而你却不是。树是凭着果子认出来。我读的时候,把这点说透一下。没错。那是耶稣说的:“树是凭着它所结的果子认出来。坏树不结好果子。”是的。

67

接下来,他们到了拯救的时候。摩西出生了,在法老的门阶上长大,出来,希望以色列人晓得他是那个要做这事的人。但他们晓得吗?不,先生。他们说:“谁立你作我们的首领?你要杀我们,像你杀那埃及人吗?”摩西就逃跑了。是的。摩西为他的弟兄们所弃绝。

68

从第2章21节开始,我们要在这里停一会儿。我想要给你们一点背景。我们只剩下几分钟,或许我们得明晚讲完。注意,摩西被他的弟兄们弃绝,他逃到了米甸地,娶了一个外邦女子。

摩西是基督完美的预表。对吗?所有那些先祖都是耶稣基督在前世活着。摩西生在逼迫下,在摩西的时候,他们在杀害一切的男婴。耶稣来的时候,他们在杀害一切的男孩,要除掉他。对吗?魔鬼试图抓住摩西,魔鬼试图抓住耶稣。他正试图。
69

我能看见耶稣,他上到那里,那天早上在阴间敲门。哈利路亚!(我不知道。我猜今晚不是由我来教导。)我能看到耶稣,他死在各各他,上去,走到那里,看见所有那些人在那里,哭泣哀号,举止失常,说:“你应当听众先知的。”他向在监牢的魂传道。“你们有以诺;你们有众先知;你们有律法;为什么你们不听呢?”他们没有听。走近门。

他走到阴间,敲门,撒但说:“谁在那里?”
他说:“过来,把门打开。”哦,当然我只是在做剧本描述。
魔鬼走到门边,打开门,说:“你是谁?”
嗯,他说:“我是耶稣基督。”
“哦,你终于来这里了,是吗?哼,我寻索你很久了,老兄。”
“我知道你是这样做的。”
“瞧,我杀亚伯的时候,以为我得着你了;我杀摩西的时候,以为我得着你了;我做这一切事的时候,以为我得着你了;我得着施洗约翰的时候,以为我肯定得着你了。但现在我得到你了,你在我的领地上了。”
我能听见耶稣基督说:“我是童女所生的神的儿子。我从我父的象牙宫出来,来到地上。今早大地沐浴着我所献出的鲜血,我付出了死亡、罪和阴间的代价。把那些钥匙交给我!”哈利路亚!“从今以后我接管了。你一直让人们处在束缚中,你一直让他们害怕等等,但从今以后我要接管。”哈利路亚!就把钥匙夺下来,挂在自己的腰上,把魔鬼推回到阴间里,然后离开了。阿们!阿们!
70

全能的征服者,他把幔子裂为两半。看哪,他清晰可见。全能的征服者复活了,说:“我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哈利路亚!“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我拿着复活的钥匙,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那使我满足,阿们!“我就是他。”阿们!哦!

71

摩西被他的弟兄们弃绝;耶稣被他自己的弟兄们弃绝。约瑟被他自己的哥哥们弃绝;瞧,耶稣活在那里,神的灵达到了完全。神的灵在这人里面完全。没错。神在摩西里,肯定的:被他的弟兄们弃绝,在自己的地方成了外人,娶了一个外邦妻子。哈利路亚!

又是两个儿子,阿们!在这些功课结束时,大约星期六或星期天,我会讲到那两个儿子:以法莲和玛拿西。又是两个儿子,对吗?
72

被他的弟兄们弃绝,就像耶稣基督被他的弟兄们弃绝一样;赐下圣灵,被弟兄们弃绝,过来取了一位外邦新妇。像约瑟一样,为弟兄们弃绝,取了一位外邦新妇。哦,呐,第2章。

73

摩西的呼召,燃烧的荆棘。哦,我希望我们有时间讲到那点。就一会儿,我们,我们要试试。如果你们累了,就举手,我就停下来,我要诚实。

74

瞧。哦,弟兄,这就像玉米饼和豆子;它粘住了你的肋骨;它在某个程度上对你管用,使你明天可以去为主好好地工作一天,出去迎战魔鬼,说:“我知道我站在哪里,不是因为一阵寒气袭过我的后背,而是因为主如此说。离开,撒但,我现在要接管。”

75

呐,我们是神的儿子,嗯。什么时候?现在。明天晚上吗?不,就现在。现在我们是神的儿子。现在我们一同坐在天上。此时圣灵在这里。什么时候?现在。现在我们有永生。“伯兰罕弟兄,你死的时候会进入永生吗?”我现在就有永生。我现在就拥有永生。怎么拥有?耶稣基督这么说了;主如此说。

所以,离开吧,死亡。离开吧,撒但,你再也不能监禁我了。
76

年迈的保罗。他们在外面搭了一个砍头台,说:“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伙计?要把你的头砍掉。”

“是吗?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嘿,你死之前要说什么?”死亡说:“哦,你这个鹰钩鼻的犹太人,我知道你受过鞭打,遭受屈辱等等,他们做了这个、那个或别的,但现在我得到你了。”保罗一看。死亡说:“我要使你颤抖摇晃。”
保罗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
外面的坟墓、烂泥(罗马兵丁丢了一点烂泥,堆在他身上)说:“我要拘禁你。”
保罗说:“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坟墓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感谢神!”
坟墓说:“我要拘禁你;我要铸造你;我要腐蚀你。虫子要吃掉你;你的骨头要变成尘土。”
但保罗说:“看看那边那个空坟墓;我在他里面。哈利路亚!那天早上,我要复活,得着按公义审判的主所要赐给我的冠冕。不但给他们,也给凡爱慕主显现的人(也给我教会里的人)。”阿们!肯定的。
魔鬼只是个稻草人,只是吓唬你;他根本没有合法的权利;他的一切权利、权力都被剥夺了。当耶稣死在各各他时,就毁掉了那一切。现在他要下来。
77

摩西逃跑了,在那边偏僻的沙漠,放牧叶忒罗的羊。他在那里呆了四十年,有了两个孩子;去到那里……他妻子是个火暴脾气的家伙,摩西也有脾气;所以我能想象他们在那偏僻的沙漠度过了一段愉快的时光;你们不这么认为吗?神知道如何驯服你,是的。

78

一天早上,我看到他拿着一根弯曲的旧杖,一瘸一拐地走,拄着杖,八十岁了,花白的胡子像这样垂下,头发往下垂。他朝一边观看,说:“那是一幅奇怪的景象。”又观看,说:“为什么那棵树没有烧毁呢?我觉得我要转过脸去。”

你知道,有时候你听见很多响声,就转过脸去,看那是什么回事,然后就得救了。许多火,你知道;是的,它烧起来了,圣灵的火烧起来了,人们转过身,说:“那是怎么回事?”
79

呐,摩西开始走上前,说:“不知道为什么那东西没有烧毁呢?一直烧了半个小时,还没有烧毁它。”他走上去,说:“哦,我要走上去,看那是怎么回事。”

一个声音从那火里说话:“把你的鞋子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是圣地。”呐,它不是说:“脱下……”摩西没有说:“我脱掉帽子。”他说:“鞋子。”所以摩西弯下腰,把鞋子脱掉。他说:“主啊,你是谁?”
神说:“摩西。”呐,这是第3章开始,从第1节往下,一直到大约第12节。
神说:“摩西,我听见了我百姓的呻吟声,我记得我的应许。(哦,哈利路亚!)我记得我跟亚伯拉罕的应许。我听见了他们的哀声和呻吟声。我下来拯救他们。”(阿们!下来持守他的道。)
80

总有一天,那边的旧坟墓,墓碑立在祖母的坟墓旁边,那没有任何关系。“我记得我的应许,我下来拯救他们。”我不在乎;让它进来一下;那对我没有任何关系。哈利路亚!我知道谁在引导这只船。你们知不知道?只管安静坐着。

“我下来拯救他们。”
“你要做什么?”
“摩西,我要打发你去。”
“主啊,打发我?我做不了,主啊。”
“哦,是的,我把你放在这世上就是为了那个目的。”
“哦,我八十岁了,背都有点僵硬了,我可能有关节炎。我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人,我不怎么会说话。”
“呐,谁造了人的嘴巴呢?”
81

摩西说:“主啊,你若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我就去。”阿们!(不要害怕,那个词的意思是“但愿如此”,瞧?)“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我就去。”我想要看见耶和华神的一些荣光,你们想不想?是的,先生。“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主啊。呐,你的荣耀是什么,主啊?”

“摩西,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主啊,是一根杖,一根弯曲的旧杖。”
神说:“丢在地上。”他一丢在地上,就变成了蛇。摩西便往后跳。神说:“拿住它的尾巴。”他便拿住,蛇又变成杖了。神说:“呐,摩西,你手里的是什么?把手放在怀里。”他就把手放在怀里,及至抽出来,手长了雪白的大麻风。瞧,表示人的良心、人的心是雪白的大麻风,人的心思是大麻风,有罪。他又把手放在怀里,再抽出来。必须有什么事发生什么?当手再抽出来时,它雪白,被洁净了,就跟婴孩的手一样,跟另一只手一样。
他看见了神的荣耀。那么,神的荣耀是什么?神迹、奇事、异能和神的医治。“主啊,将你的荣耀显给我看。”
82

当神准备拯救他的百姓时,一位摩西便出现了,圣灵显出神迹、奇事和神的医治,阿们!是的。然后摩西观察他的手,说:“啊!”注意,这是审判的杖。那是杖;在明天晚上的功课上,我们会发现那根杖如何在埃及之上挥动。那不是摩西;那是神审判的杖。握住神审判的手必须被洁净(阿们!),大麻风得了洁净的手。他捡起来,说:“下埃及去;你哥哥在路上了,他要向你作先知,你对他就像神一样。”

83

摩西去了,走过去,说:“叶忒罗,今天我得离开你。”他选了一头骡子,像那样把笼头放在骡子上,让妻子跨坐在骡子上,每条腿上坐着一个孩子,她也去了。你能想象那个吗?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胡须、长胡子、长头发,手里拿着一根弯曲的杖,牵着一头驴,一个妇女坐在上面,带着两个孩子,下去接管埃及?你能想象那样的一幅景象吗?

“摩西,你下去干什么?”一些人问。
84

“他去了。”哦,他有一段愉快的时光。“走吧,西坡拉。”那是他妻子,你知道。他也牵着驴子,说:“过来,我们要下埃及去,下去接管。”埃及就像俄罗斯,最大的机械化单位,世上最强大的军队就是埃及。他们把整个世界都打倒了。摩西下去接管它。一个老人手里拿着杖,妻子坐在骡子上,每条腿上坐着一个孩子(她也去了。),他们下去接管。为什么?神应许了。荣耀归神!

85

在加低斯巴尼亚也是这样。神应许了他们。约书亚说:“我们能夺取它,因为神这么说了。”

他们下埃及去了。呐,注意,一个人会有多疏忽!最后,神在路上遇见了摩西,想要杀他,西坡拉就去拿了一块锋利的石头,用一块锋利的石头给她两个孩子行了割礼,丢在摩西面前,说:“你是我的血郎,”才救了摩西的性命。摩西在做什么事?他那天忙忙碌碌,以至到了一个地步,下埃及去,却忘了割礼的印记。
86

那正是我们今天所做的;那正是圣洁教会跌倒的地方。我们有了太多的时间,主给了我们很多的钱,我们在建大教会,大尖塔,摆放舒适的座位、管风琴,以至于我们忘了神的印即圣灵的洗。真的。神啊,赐给我们一位西坡拉。没错。割礼,以色列的男子,凡不受割礼的,都要被剪除。割礼是应许的印记;旧约的割礼就是新约圣灵的洗。每个在圣灵洗以外的人都必剪除。就是这样。神啊,求你怜悯!

87

我知道我把你们累坏了,但我只有这么一段时间。哦,或许我得停住了。好的。那么,明晚开始讲第4章,第4章。

耶和华,在第4章的最后部分,显明了他的名:“我是自有永有的。”
摩西说:“我要说谁打发我去的呢?”
神说:“是我。”
摩西说:“百姓不会相信的。”
神说:“告诉他们说是我打发你去的。我是。”不是“我过去是,我将来是”,而是“我是”,那是现在时。
88

一天,犹太人站在那里喝水,欢呼,谈论他们在旷野所吃的吗哪。耶稣站在百姓中间(《约翰福音》6章),在节期大喊;众人说:“嗯,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

他说:“他们每个都死了。”他说:“但我是由神那里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伊甸园的生命树,如果你希望的话。),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人若吃这粮喝这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
89

他们说:“这人说亵渎的话。他怎么会把他的身体给我们吃呢?”他们说:“哦,我们知道。我们相信摩西,摩西是我们的先知。我们相信摩西;我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四十年的吗哪。”

他说:“我知道这个。”他说:“我知道这个。但他们每个都死了。”他说:“但我是生命的粮。”
哦,他们说:“哦,你是要告诉我……”
他是在旷野的磐石;他是在旷野的吗哪;他是殿里的陈设饼。哦,他是约旦河里的水。荣耀!他是阿拉法,是俄梅戛;是首先的,是末后的;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在有世界以前,就有了他;世界没有了,他仍然在;他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是晨星,是谷中的百合花,是沙仑的玫瑰(哈利路亚!);既是大卫的根又是大卫的后裔(哈利路亚!);在大卫之前,在大卫里面,在大卫以后。荣耀!
我相信耶稣基督的神性。他比先知大多了;他比好人大多了;他是蒙着肉身帕子的神:神在基督里使世人与自己和好。那就是他。过几个晚上我们要讲到这点,讲他是谁。那就是你不能有信心的原因,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
90

哦,他们说:“你说你见过亚伯拉罕,你还不到五十岁。”这人只有三十岁;他疲倦,他的事奉把他身体搞垮了。他们说:“你是个不到五十岁的人,你说你见过死了八、九百年的亚伯拉罕?”

听着,他说:“还没有亚伯拉罕,我是。(哈利路亚!)我是耶和华。”他是耶和华玛拿西;他是耶和华拉法;他是,哦,所有耶和华救赎的名都在他里面,神本性一切的丰盛都有形有体地居住在他里面;就是这样。
91

“我下来拯救他们,我要宣告我的名。告诉他们说那将是一个纪念,直到万代,我是自有永有的。不是’我过去是’或’我将来是’,而是”我是“。”

那天晚上在那里的同一位神今晚就在这里。
“呐,我要在你前面走。我要差遣我的使者,他将在火柱里。我要差遣他在你前面,作火柱,他要引导你。”火柱,如此大,像根柱子。“火柱要在你前面走,引导你。’我是’将在火柱里。”
92

呐,伯兰罕堂,你们联合组织和知道这些真理的人。你们知道那同样的火柱今晚与我们同在吗?你们记得在那边拍下他的照片,它怎么席卷全世界,从前在燃烧的荆棘中跟随摩西的同一个火柱。那是什么?这里的任何学者不敢……可能我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说这些话等等,但我知道我是站在哪里。我相信,我的头被圣灵旋转到正确的位置上了。让我告诉你,这里的任何学者都知道跟随以色列人经过旷野的那位天使就是立约的使者。立约的使者就是耶稣基督。摩西看基督的财物比埃及所有的财物更宝贵。对吗?肯定的,立约的使者。在这里与我们同在的是什么?他们可能会说我们失去理智了,说我们是这个、那个或别的,是一群圣滚轮什么的。他们可能会这样说。但神亲自印证了自己在那带领以色列人的同一个火柱里,今天继续带领我们。哈利路亚!荣耀归神!同一位从前与耶稣基督同在,当时他站着,那些法利赛人站在那里,他对他们说,告诉井边的妇人她暗中的罪在哪里等等。现在它就在我们中间运行。“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哈利路亚!我正寻求他,你们呢?荣耀归神!哈利路亚!一切的猜测都过去了。哦!

93

每逢思念奇妙十架,荣耀救主在上悬挂,从前名利我看如土。哦,可怜!我的罪人朋友啊,你怎能站着看到那伟大的教会在预表中,满了那火柱带领他们,今天还在这里回头看呢?多少人有那张照片,让我们看看你的手。多少人想要有那照片,让我们看到你举手。明晚我会把照片拿到这里给你们看。好的。它被印证了。

94

三万个批评的人站在那里,我说:“我没有宣称是医治者。你知道我不是。我只讲真理。当我出生在肯塔基州的小木屋里时,主的天使从窗户进来,站在那里。那是火柱。”我说:“神证明了这点。如果我讲真理,神必印证真理。如果我是说谎的,神必跟我毫无关系。”大约那个时候,“呼呼”,他来了。美国摄影师协会,那里的所有人,《观察》,《生活》,《时代》,《矿工》,所有的人。美国摄影师协会拍摄了它的照片,说:“我相信那是心理学;我们以前见过它,但我相信……”他们把照片带回家。光照在镜片上。他们把照片拿给乔治·莱西。他们把照片放在他们所能放的一切东西下检验。现在它就挂在华盛顿特区名人纪念馆里。哈利路亚!那是什么?耶稣基督与那群他们称作圣滚轮的人同在。愿神祝福你的心。

95

凡是画出来的有名的画,都得先经过评论大厅。他们画了《最后的晚餐》,这画经过了评论大厅。哦,他们评论这画。这画花了他毕生的时间,但现在它挂在名人纪念馆里。它必须经过评论大厅。

弟兄姐妹,很久以前当我们开始这个他们称之为圣灵的宗教时,我们必须进入旧的马棚,某个人的房子,某处前面的小店铺。他们站在外面,那些罪人嚼着口香糖,取笑,嘲笑,称我们是圣滚轮。我们睡在监牢里等等。没错。他们被人打,被人嘲笑。
96

那天,一个老传道人坐在我家里,他们把他赶出城,他和他妻子要喂养孩子。他们睡在外面毯子上,湿的毯子,早上把毯子挂在树上,让它们晾干。他们走在铁路上,把玉米一个一个地捡起来;有一个旧煎锅;他们用石头搅拌。他们曾经靠打玉米生活了十二或十四天。

我的老经理,愿神祝福他的心,博斯沃思老弟兄,躺在非洲德班,今晚正在为我去那里祷告,他从前躺在德克萨斯州,后背被打得一道一道,他们还威胁要割断他的喉咙等等。他的手腕断了,边走边努力提着手提箱,因传讲圣灵的洗而挨打。
“披着绵羊山羊的皮各处奔跑,受穷乏,在旷野,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
97

大教会嘲笑,公开指责。他们说我们是圣滚轮。当我建造,在那里安放房角石时,他们说他们要把那房子变成车库。那是二十年前,圣灵仍然活在这里。哈利路亚!没错。他们说那是狂热等等的东西,全世界的国王和君主打电话来了。大人物得医治了,神的大能席卷全世界,现在我们已经多达几百万了。哈利路亚!总有一天早上……她经受了批评。他们说它会烧掉。他们在这里对我说:“哦,比尔,你失去理智了。事情就是这样。”甚至我自己的岳母说:“嗯,这孩子癫狂了。”也许我癫狂了,可是我过得很愉快。

98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弟兄。听这点,我带着尊重这样说。哈利路亚!整个阴间都无法阻止它。它是由耶稣基督命定要这样的,它必这样。“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怎么回事,它是什么样的教会?“彼得,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藉着圣灵对神话语的属灵启示)。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它。”教会正在前进。

99

呐,弟兄,即使她被嘲笑,受逼迫,被推到后面,等等,某个荣耀的早上(哈利路亚!),站在荣耀中的伟大的主,向他的仆人指出,主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不是倚靠神学,不是倚靠语法,不是倚靠别的东西,乃是倚靠简易、圣洁、毫无搀杂的信心,相信神的儿子和他在道中所说的事。

他正在画一幅画。他正在画一幅画。那是什么?神创世以前预定要在他荣耀中显现的一个充满圣灵的教会。总有一天早上,主必从天上掠过,(哈利路亚!)像一块大磁铁,他要把那个受逼迫、挂在名人纪念馆里的小教会接上去,那时她要升上天空,呼喊:
血肉皮囊如衣得脱,灵魂上升,同主永乐,
高唱圣歌拱立金墀,永必忆念祈祷良时。
阿们!
100

天父,我们今晚感谢你。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就是无法进入这功课,圣灵运行,突然出现,运行过来。哦,我们感谢你,从内心深处感谢你的爱和大能。感谢你,主啊,为一群谦卑的子民感谢你,在这大黑暗的时代中,在这个满足自我、任意妄为、自高自大、爱宴乐、不爱神的时代,圣灵明说末后的日子这些事要发生。《提摩太后书》3章,在你的道中说他们将是“任意妄为、自高自大”,比别人知道得更多,“自高自大,不能自约、性情凶暴、不爱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这等人你要躲开。”

101

神啊,你说,在那个日子,你将有一个小教会,你说:“你们这小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

主啊,感谢你打开我可怜的眼睛,我,一个贫穷、瞎眼、可怜、在罪中、生在有罪的家庭、装满威士忌桶的人。但神啊,你保守、帮助、祝福我,使我满足了。主啊,我怎能表达我对你的感情呢?神啊,让这成为开始,主啊,使我能再去到世界的各个角落,宣扬拯救和救恩的信息。
102

神啊,摇动这个小教会,好像以前从未有过那样。愿圣灵抓住这里的每个人,促使他们禁食祷告,昼夜脸伏于地,叫喊,主啊,一直到老式的复兴在这里突然发生,主啊,席卷这里,带来一段老式的时光,把男人女人带回到神那里。父啊,求你应允,我们奉耶稣的名求,阿们!阿们!(让我们起立。)

哦,我想要见他,仰望他容颜,永在那里歌唱他救赎之恩; 在荣耀街上,让我放声唱,忧虑全无,终回家,永欢呼。
103

哈利路亚!我俯看这里;我记得一个老人过去常坐在那里,当我要传讲那些信息时,他大哭,眼泪从眼里流出来,拥抱我。

那荣耀早晨我去见主。
我看着那里,看见另一个人坐在那边,还有威伯老姐妹。我记得那些不同的人,还有在唱诗班里唱歌的斯奈林姐妹,坐在那后面红头发的乔治老弟兄,他们在哪里?哈利路亚!他们被带到主怀里去了(哈利路亚!),封在神的国里。他们走的时候我注视着他们。我看见可爱的乔治弟兄去到那里;他一直朝门口看,要走了[原注:伯兰罕弟兄发出喘气的声音。],说:“在哪里?正在发生什么事?”(今晚我为他的侄儿祷告了;他病了。)然后他往下看,他们继续……他们说:“他正在寻找比尔弟兄。”他不是在寻找我。首先你知道,他把头转向东方,说:“耶稣啊,我知道你会来接我。”把手伸出去,死了,见神去了。哈利路亚!哦,我们要回家。你们爱主吗?
104

我想知道这里是否有男人女人说:“我想在基督复活的全备大能中认识他,”请举手。神祝福你,女士,神祝福你;神祝福你。你想知道为什么我在等候这祭坛呼召吗?我有一个等候的原因。好的,请举手。“我想在基督复活的大能中认识他。”

105

但是,复活的大能,弟兄,我不是指某样你得挖啊扯啊尝试的事;我指的是放松你自己,神已经把你带到了那边的某个地方,在那里为主而活是那么愉快。世上没有任何事……哦,其它的事就像十二点一样没有动静。瞧?没有任何事情,根本没有欲望,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世界上的那些旧事,你不用放弃它们,你不用;没有东西要放弃;它放弃你了。你只是……很简单,它再也不在那里了;它离开了,阿们!多少人爱主,请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大声地说。[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喊:“阿们!”]好的。

时常携带耶稣圣名,你们忧愁困苦人……(现在转过身握手;跟你身边的人握手,说:“我很高兴在伯兰罕堂遇见你,”然后改过来。)
……无论何处带着它。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现在轻轻地唱,听。
旅途完毕不再劳碌,耶稣圣名永颂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尊敬他为王中王。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它不甘甜吗?天上的一切都从它得名,地上的一切都从它得名:耶稣)地之望并天之乐;
宝贵名,(宝贵名)何甘甜!地之望并天之乐。
106

呐,我们低头。一天,伟大的教师坐在山上,你说:“你们祷告要这样说。”

[原注:伯兰罕弟兄和会众祷告《马太福音》6:9-13。]“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晚安!愿主祝福你们。
在他脚前欣然俯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