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715 对神儿子的信心

1

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能来到这里,述说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和他对失落的人类、对患病的和受痛苦折磨的、缺乏的、贫穷的、悖逆的和绝望之人的大爱。“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

他是可爱的,不是吗?我们都爱他。今晚,他在这里,要把他自己显明给我们大家。他爱我们。在我们爱他以先,他已经爱我们了。
正如我说过的:“没有人寻找神,是神寻找人。”人的本性是悖逆神的,是敌挡神的;但神爱人。自从人在伊甸园堕落以后,神就一直在呼唤他的孩子。他借着雷鸣、电闪,借着落日,借着福音的传扬,借着神迹奇事和异能,借着先知、异象呼唤人,神一直在对他的百姓说话。
在我离开这里之前,我想抽出一天的时间,跟你们讲讲如何才能看见神。有四种方法也许更多,有四、五种方法能将神带到这些会众当中。我可以向你们证明,他此时就在会众当中。希望今晚我能有时间。
2

现在,轮到我讲道了。巴克斯特弟兄和其他人是讲道的,而我是为病人祷告的。我确信神今晚会以大而奇妙的方式将他自己显明给你们。呐,我们这次聚会,这次奋兴会只剩下最后几个晚上了。若是美善的主愿意的话,星期一,我们要离开这里去伊利诺州的锡安城。然后从那里,我就要顺着心中的感动,看神怎么带领我了。我有一个聚会是必须要去的。我知道那个聚会是在哪里。那个聚会是在……其中一个是在南非,另一个是在印度。那将会是一个真正的聚会,神将在那里向三十万人显明他自己。

在此,趁着我还能为主做工,我要尽我一切所能的去做。把每一分每一秒,以及我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上。我所知道的唯一方法就是,作为一个先见借着神赐给我的属神恩赐来向人们传讲福音,而不是医治。我生下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能看见异象。我只会为了神的荣耀来使用它。
如果我作错了什么,那我并不是有意的,求神怜悯我,因为我尽力作我所知道的,去帮助他的子民。我爱他,我知道我真正要作的一件事,就是要全心地爱主。在我里面,有样东西构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但我知道他掌管明天,这才是最重要的。我知道他掌管未来的一切,无论我的未来是什么,它都在主的手里。所以,每一天,我不要为自己而活。如果我为自己活,我就会过一种自私的生活,我要为他人而活,尽我全部的力量,不是为自己和自己的喜好,乃是为了他人的益处,为了建立神的国度。
3

我对圣经的一些神学教导可能会有错,我不能说没有。我不是一个读了很多年书的学生,我非常的无知,没什么文化,只受过小学的教育。我并不愿意那样,但我无法获得教育。我们是在一个有十个孩子的贫困家庭里长大的,患病的父亲年纪轻轻就死了。家庭的重担都落在我这个长子身上,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来帮助我的母亲。

但现在,对于神的国度,如果为了肉身的兄弟姐妹我尚且能这么做,那我对那些在灵里且活到永远的兄弟姐妹又会怎么样呢?我会尽我所知道的一切去做。你们有些人可能在教义方面,在一些观点上跟我有不同的意见,但我决不是无缘无故为了争论等等才这么说的。我这么说,是出于诚实,是出于对我所阐述观点的相信。如果我错了,那么请你们原谅我,也为我祷告,好叫我能改正过来。
但有一件最根本的事,是我的确知道的,就是有一天在我心里发生了一件事:我成了一个新造的人。从那以后,我爱上了他,我如此地爱他,以致任何别的东西都成了次要的。一旦你爱上了耶稣,任何其它的东西就都成了次要的。
4

哦,也许,我不是说我有这种动机,但也许,在这世上,我可以跟另外一个姑娘结婚。但你们知道,我找到了一位我真正爱的女士。我问她,她是否也同样爱我。她说:“是的。”所以我们就成婚了。

我告诉她:“你看,我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了你。”不管其她女人怎么样,这个女人拥有我的爱。也许,当我走到街上去,迎面来了一个比我妻子更迷人的姑娘,或者……然后她说:“哦,比利,我真是全心地爱你。”
首先,明白吗?如果她对我有爱,那肯定是假的。因为我首要的责任是持守我对妻子所发的誓约,那也是她的首要责任。我必须首先考虑到她,她是我的第一位。我告诉了她,我已经把我一切的爱都给了她;那么,我首要的职责就是对我妻子的。我会说:“瞧,姐妹,你只是一时冲动或别的什么,因为你并没有真爱。”明白吗?“我并没有与你相爱,因为我爱着一个女人,她就是我孩子们的母亲。”明白吗?这才是我首要的职责。
5

当然,我爱我的弟兄,我的姐妹。我看见他们,但我的首要职责是先爱耶稣基督。我受洗与他一同埋葬,是不是?那么,这就是我首要的责任。我必须真正地持守住这一点,不管我多么爱这位弟兄,或博斯沃思弟兄,巴克斯特弟兄或考克斯弟兄或这里的任何一位弟兄;不论我多么爱他们,但我首要的誓约是对基督的。我必须以他为第一位。然后,他们是第二位的。好的。

我不是在比较那种爱,那种有关女人情欲上的爱或冲动的爱,我只是给你们打个比方,你们明白吗?我想,这也是我们大家所要做的,或多或少,我们都想尽力对主表达我们的感情,不管……
如果有人上来,是你的一个好朋友,说:“看,约翰,我想你对神医治的看法是错误的,我认为你错了。”然而,神触摸了你的身体,你知道神的医治是对的。
那这时,你首要的职责就是要站在基督一边。他们若说:“瞧,我认为你简直太幼稚了。哦,你只是幻想你已经重生了,根本没有这回事,一个人不可能重生。”那这时,你首要的责任就是要站在基督一边。
你要说:“不对!我已经重生了,我知道我重生了。”
最近,我被叫到一个有名的医生的诊所去。他对我说,他说……哦,那天早上他非常苦恼,烦躁不安,一片混乱。你们知道,他说:“你瞧,我花了一生三分之二的时间拼了命地去受教育,三分之一的时间靠它来生活,你还必须为别人而生活。”哦,真的,他的情况糟透了。
他说:“这不是糟透了吗?”
我说:“是的,的确是。”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我看见他忙这忙那,我想跟他谈谈。
他说:“我想和你谈谈,我听说你是一个传教士。”
我说:“我是一个福音传教士。是的,先生。”我说:“我刚从非洲回来。”
他说:“瞧,我也曾经学习想当一名传道人,有四年之久,但最终我发现,那东西什么也不是。”
“是的,先生。”
6

他说:“当我开始研究的时候,我读了穆罕默德的书,我研究佛学和所有的东西,也研究哲学家孔子的书,等等。”他说:“那些佛的弟子,他们每一个都是从童女生的,穆罕默德的弟子,所有那些从那条线传下来的,都必须是童女所生的,等等。”他又说:“整个这些东西,我都搞糊涂了,只好把它们都扔掉。”他说:“那些东西什么也不是,后来我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不可知论者。”

当时我觉得不大对劲,我想等回来的时候再见见他。我想:“主啊,我是……我的智慧还不够锋利去对付这个人,但是求你让我出去,到一个地方把它好好磨一磨,变锋利一点,然后我再回来。”
于是我走出来,祷告。过一会儿又碰见了他。他说:“哦,你好,伯兰罕牧师。”
我说:“你好!”那时,他对我更和蔼了一点。
他说:“你说说看,你对非洲那些部落是怎么想的?你认为他们怎么样?你不认为他们很进步,或正在进步吗?”
我说:“是的。”
他说:“那种又高又大的民族是什么?”
我说:“是祖鲁人。”
“哦,是,没错,就是他们。我对他们作过很多研究。”
我说:“是吗?”我刚刚祷告过,我说:“哦,主啊,如果我再次遇见他,求你让他对我提到宗教的事。”永远不要强迫任何人。明白吗?让他们问你。他们要是感兴趣,就会来问你。所以我说:“现在,我要看看他怎么说。”于是,我们又继续谈了一会儿。
跟着,你知道,他说:“哦,你不认为他们更进步吗?”
我说:“是的,我相信祖鲁族人是进步了一点。”
他说:“他们是一些彪形大汉!”
“是的。”我们就在他的诊所里谈话。他走出他的诊所,我是说他走出办公室跟我说话。在那里,有许多人坐在四周听我们的谈话。他说……我想:“哦,主啊,现在我正等候你赐给我那个’启动’的信号,让我谈论宗教的事。”
他说:“哦,我告诉你,我认为世上最聪明的人是圣雄甘地。”
我说:“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但我说:“圣雄甘地的确不错,在德班,我要是愿意的话,我有机会遇见他的儿子。”
7

他说:“这样吧,我要你去斯图尔特那里,去弄本叫做《圣雄甘地儿子的生活》这本书,来看看。”他说:“我要你去看看《与星星的谈话》这本书,你告诉他们,是我要你去的。”他又说:“牧师,我喜欢你。如果你再去海外,要是在这附近找不到医生给你注射黄热病疫苗……”他是一个什么基地的主治医生。对,是诺克斯堡。他说:“我会给你注射黄热病疫苗或任何别的东西,而且免费,牧师。”

我说:“谢谢。”他必须得说到有关宗教的话题才行。所以,我们继续聊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他说:“哦,我想对你讲,那些穆斯林教徒都是些聪明人,不是吗?”
我说:“是的,先生,”
“那些穆斯林……”
我说:“是的,先生,他们是聪明人。”看见了吗?聪明的人。
他说:“他们读过好多的书,你知道吗?”
我说:“是的,先生,没错,他们读过很多的书。”
“你很难成功地让他们转到你的宗教上,是不是?”
我说:“哦,不是。”我说:“我们在一天之内就让三万人悔改信主了。”
他扔下手中的烟卷,说:“什么?”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这是真的吗?”
我说:“是真的,先生。”
他拍拍我的后背,说:“伙计!你一定是个天才。”我的机会来了!
我说:“不,先生,我只是一个上了七年学的笨蛋,但我的主,他是天才,是主耶稣基督。”
他把头低下来,说:“你说一天内有三万人信主?”
我说:“是的,先生,如果你有疑问的话,可以挂电话给德班的市长西德尼•史密斯,就知道是不是了。”我说:“其实人数比这更多,但我只是说三万人。”
他说:“他们是穆斯林教徒和穆罕默德的信徒吗?”
我说:“是的,先生,他们站在那里,穿着围裙之类的衣服,从双目中间擦掉红色的印记,与神和好。当他们目睹了全能神的能力在运行,他们说:’这就够了。’他们就相信了。”
8

“哦,”我说:“医生,请你原谅我这样对你说话,因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我说:“你知道,有许多树,在伊甸园里有两棵树,其中一棵是知识树,另一棵是生命树。人离开了这棵树,跑到那棵树上去了。”我又说:“当他第一次吃了那棵树的时候,无论它是什么……(我对这点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无论它是什么,当人第一次吃它的时候,他就使自己与他的创造者隔绝了。打那以后,他就一直吃那棵树。每一次,当他在吃那棵树的时候,他就是在毁灭自己。”我说:“神没有毁灭任何东西,但人因着知识毁了自己。”

我说:“正如很久以前,保罗对亚基帕王分诉时,有人说:’我想你的学问太大,反叫你癫狂了。’”[徒26:24]我说:“你读的书太多了,医生。你试图要拿那些古代哲人和类似的东西作例子,说他们也是童女生子等等,然后拿它们和真理相比较。”我说:“一个是平平淡淡的,而另一个是超凡脱俗的。我知道他们有这种假冒的东西,就像所有的东西一样,说他们是童女生的,但是没有一个能得到证实。”我又说:“我访问过那个国家,看过他们的坟墓,他们每一个都死在那里,但是,你告诉我,耶稣今天住在哪里?他葬埋在什么地方?让我看看他的骨头。”
他说:“那个故事是……他们说,有人把他偷了去。”
我说:“不,他从死里复活了。”
他说:“你怎么证明呢?”
我说:“他住在我心里。”明白吗?我说:“这一点就可以证明,他住在我的心里。医生,我可能不聪明,但我要跟你讲,你是一个聪明的人。”但是我说:“瞧这儿。你知道你们这些人出了什么问题吗?你们在那棵知识树上。”
他说:“伯兰罕牧师,看,你说,人发明了火药,毁灭了他的朋友?”
“是的,”我说:“还有汽车。是的。跟着,现在又有了原子弹。”
他说:“伯兰罕牧师,如果我们没汽车,没有火药,没有原子弹,人还是会死的。”
我说:“等一下,医生,如果他不离开这棵树,他就不会死。他离开了生命树,就没有生命了。离开那棵树,就带来了死亡。”明白吗?我说:“不,不是他们的……这只是离开了那棵树所导致的结果。但只要他与这生命树在一起,就能永远活着。但当他离开这树并拒绝他,而去吃另外一棵树的时候,他就违背了神。当你对神的道画个问号时,对我来说,死亡就进来了。当你心中对神的道有疑问的时候,死亡就进来了。”
9

我说:“这是信心之树,一个人借着五种感官获得知识,他作了伟大的工作。但你知道你那些人和你所有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吗?我现在并不是要支持我的文盲。我们用它来作为帮助。”但我说:“你们那些人凭着知识爬上那棵树,用头脑去推理判断,爬到了最高的地步,然后当你爬到不能再高的地步时,你就前进不了了;然后你就从这条路跑到那条路去,说:’就这么多了。’”我说:“当你在知识方面到达所能到达的极限时,那棵树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当你在那上面已经爬到了头的时候,你就应该开始相信了。”我说:“这才是你该做的。当你再也搞不出什么名堂之后,你就应该相信。你搞不明白的时候就是你该相信的时候,那就是你该借着信心来行事的时候。”明白吗?

10

一个患癌症的人,当医生说他要死了,他怎么能够活下来呢?一切迹象都表明他们要死了,但是今晚,他们就在这里,还活着,并且活了很久。他们有些人是从其它地方来的。我知道有一个人,七年前,他们说他只能活几个小时了,但现在他却是又健又壮的人。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是凭着信心。这就棵树。明白吗?

这就好像一个男孩想要游泳,只要他的脚还在地上,他就会说:“我会游泳。”但当他一旦掉到水里,哦,你就瞧吧,他马上开始呛水,哇哇地喊救命了。当你的脚不在地上,这才是你要游泳的时候。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是的,我亲爱的朋友,这件事也是一样。只要你还能推理出来,还在那儿怀疑,只要你能说:“哦,瞧这儿,一定是这样。哦,他们一定是这么做的,是的……”如果你搞不明白,那么就相信,只要那是神的道。对不对?它怎么可能呢?我不知道,我无法告诉你,但它一定可能,神是这样说的。
11

耶稣,他们见他……他知道人的心思意念,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看见异象,也告诉他们,他什么也不能做,除非父显给他看。他说父要作的事,结果父都做了,而且每一次都是正确的,不是这样吗?于是,他们就想:“他是怎么做的?哦,也许那只是心灵感应。”

然后,耶稣告诉他们那些在他们心里还没有想到的事。他们甚至还未思想到那些事。那不是心灵感应。任何稍稍有点理智的人,即使一个懂得心灵感应的人都不会说那是心灵感应。我脑子里想个数字,你给我猜猜那是个什么数字,你只是在那儿瞎猜而已。没错,你说我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数字。心灵感应无法揭露出罪来。任何一个知道心灵感应的人,任何一个对这种东西稍微有点研究的人都知道,这种想法根本就是错的。心理学根本就是一种推测,就好像在黑暗里瞎开枪一样。但全能神的灵是完美的。
12

你站在这里,说:“这里有个人得了胃溃疡。”还用你说!这里肯定有什么人得了胃溃疡。但问题是那个人是谁?这才是关键。对不对?谁是那个人?那么让神说出那个人是谁,这就不一样了。然后告诉他们,他们作了什么事导致了那病侵入到了他体内。可能,它在那里面……可能是因为不信的缘故。可能是因为这个。然后病人站在那里,说:“那的的确确是真的。”这可就不同了,明白吗?这时你就该赶紧离开那棵叫你老是推理的知识树。然后,你要到这棵生命树上来,一直相信。明白吗?是凭着信心。怎么做?我不知道。不要问我,我无法解释。任何人都无法解释。神的道是何其难寻,(对不对?)他的踪迹何其难寻。[罗11:33]你不可能弄个水落石出,也没有必要去这么做,你只要单单相信,那就够了。这时,你就会看见结果,看见神所行的事。

13

假如有一个人上到这里来,可能是一个病人。他站在这里,得了什么病,医生说他要死了。他身上全是结核。他来这里,走到牧师跟前,他说:“牧师,医生告诉我,我快要死了,我要祷告,请你同我一起祷告,牧师。”

牧师说:“好的。”如果这位牧师不是个有恩赐的人,他知道他最好为那个病人抹油,因为这油就是挡在他与疾病之间的东西(明白吗),否则他自己可能就会得这病。
他遵守了雅各在那里所设立的秩序,教会的长老,让他们为病人抹油并为之祷告。[雅5:14]绝对是这样的,由教会来抹油。这油代表圣灵,他站在牧师和疾病之间。好的。
他用油来膏抹病人,油代表圣灵,就是把他交托给圣灵。然后他为病人祷告。过一会儿,这个人就感觉不同了,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他回到医生那里。医生说:“哦,你身体恢复了,太奇妙了,怎么回事?”
“我说不出来。”
14

不久前,在杰弗逊维尔的医院里,有个年轻人快要死了。这男孩子……他们打电话给我,在杰弗逊维尔,我们的医生朋友叫我出去看看那个人。他说:“出去看看他吧,这孩子快死了。”他得了一种……他得了性病。他母亲死后,他就开始变野了,还有一个小姑娘,是他的妹妹,也走上了歧途。这小伙子开始开出租车,不久以后麻烦事开始来了。他是个很好的男孩子,我认识他,但他走上了歧途。我就过去了,去看他。

我看着他。他说:“比利,我告诉你,我很羞愧让你到这里来,医生告诉我要与神和好。”
我说:“戴尔伯特,你是基督徒吗?”
他说:“不是,我不是基督徒。”
我说:“戴尔伯特,那咱们先来谈谈这个吧。”我说:“你不觉得羞愧吗?你母亲是基督徒,是吗?”
“是的,先生,她是基督徒,”他又说:“伯兰罕弟兄,我不知道,我跑到外面……”他说:“有些男孩子告诉我,我就抽了第一根烟,要变得潇洒。后来那些姑娘们开始挑逗我,我从此就抽起烟来了,我并不想变成那样子。”他又说:“我开始喝酒,不是有意的,只是社交性地喝点酒,就是一杯啤酒。”
15

事情就是这样。不要跟邪恶沾一点的边。把一样东西挡在你面前,就是只要你一面对邪恶的事,就马上说:“不!”必须要那样说:“不!”这就没问题了。不要有软骨头,要有硬骨头!站稳了!明白吗?你知道你是对的,如果你相信神,重生了,你就会这么做。没错。没有什么疑问了。如果你重生了,那生命就会照管他自己。

这个男孩走上了歧途,他得了梅毒。医生给他用了所知道的一切药物,他们给他撒尔弗散,六零六,只要能奏效的东西都给他用了。如果这里有医生的话,那你知道那是什么。水银甚至都进到了骨头里,等等。
16

他们说:“这孩子没有半点活下去的希望了。”但神仍旧在行事。是的。于是,我同他谈了一会儿,我说:“孩子,你想成为一名基督徒吗?”

他说:“我想,伯兰罕弟兄。但恐怕神不会再要我了,我犯的罪太大了。”
我说:“哦,不,他会的。是的,先生,他会接受你的。”
他说:“你认为他会要我这样一个得了这种病的人?我能给他什么呢?”
我说:“不是把你的身体献给他,是你的魂,我的孩子。”明白吗?
他说:“那我信,我信。”我读了《约翰福音》14章给他听。我跪下来祷告。正当我祷告的时候,那孩子举起双手,哽咽、痛哭着说:“亲爱的神,”就在我祷告的当儿,他说:“求神怜悯我的魂,请不要让我作为一个罪人死去,主啊,我全心地祈求。我相信这道是对的,我来了,我来接受你作为我的救主。”这男孩奇妙地悔改信主了。
我站起来,拍拍他的头,并祝福他。我说:“那么,戴尔伯特,让我们来谈谈神的医治吧。”
他说:“伯兰罕弟兄,不管我能不能康复都不要紧了。”他说:“现在一切都好了,我里面不一样了,我现在不怕死亡了。”
17

我说:“是的,戴尔伯特,那是最主要的。这是真实的事,现在让我们来谈谈主吧。他能够如此降卑自己,为要得到你那有罪的灵魂,他也能降卑自己来担当你患病的身体,从那淫乱的床上把你拉出来,把你造就成一个真正的男人,并医治你。”

他说:“你认为他要医治我吗,比利?如果他医治我,我就在剩下的日子里服侍他。我所有的,不论我是否康复,我都会在剩下的日子里服侍他。”他没有谈及太多关于医治的事。
我跪下来,为他祷告,要让他得到康复,按手在他身上。然后起来,我打电话给医生。护士叫我,告诉我去找医生来。就是那个想要见我,把我送到那里,跟那个男孩一起祷告的医生。我说:“大夫,我要你去……绝对是神引导我,你应该再给他打一针。”
18

我说:“那么……”

他说:“我已经给他打了很多了,没有用,我已经试过了。”
我说:“作为朋友,你的老朋友,你能帮我做件事吗?”
他说:“那当然,比利,啥事?”
我说:“去吧,再给他打一针,你愿意吗?”
他说:“好吧,我尽力。”
我说:“不会伤害到他吧?”
“不会,不会伤害到他的。”
我说:“那就给他吧!”
他走过去给那男孩打了一针。那一针就好了。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别的人没有奏效?祷告改变了一切。这男孩今天病好了而且健壮。明白我的意思吗?祷告能改变一切。把你们的脑子端正了,注目在耶稣基督身上。当记得,他是你们信心的作者和完成者。[来12:2,和合本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此处由英文钦定本直译出来]要对他有信心。不要疑惑。相信他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理。神要医治你的魂和身体。
19

在我的聚会中,有一件事是我所欠缺的,也是一直在祷告的,我还没有向会众们指明出来,我已经有两三天没有提到它了。有一天,从路上来的时候,我的感觉很强烈,有样东西一直紧压着我。我想,借着恩赐而来的神启示的能力,使得我在大家面前几乎变得很神秘了。我相信,实际上我若能停一下,多为一些人祷告;是祷告使事情发生了变化。

我注意到有许多属肉体的模仿,他们跑到外面去,说:“看啊,我得到了这个,得到了那个。荣耀归给神,它就在这里。”你要是说:“在你的手指上。”你就看吧,别人也都把它弄在了手指上了。接着,人们出来看到这些事,(那些人把事都给搞乱了)他们就会说:“看见了吧,这就是那些所谓圣洁派的,所谓全福音派的。你看到了吧。”
20

魔鬼不会凭着良善的东西去判断,它会凭着最恶劣的东西去判断,他把最恶劣的东西摆到神的道上去。它通过基督徒来做这同样的事。它会说:“看啊,瞧瞧那个家伙,以为自己是个基督徒,却出去跟别人的妻子同居,又喝酒,干这样的事。哦,我也不比他坏多少。”

肯定的,你是比他好。但是弟兄,那种人跟一个真正过着真实基督徒生活和爱基督的人毫不相干。如果他爱基督,他就不会干那些事。因为他是从神的灵生的,神的种子存在他里面,他就没有欲望去干那些事。
圣经说:“因为礼拜的人,良心既被洁净,就不再觉得有罪了。”[来10:2]
那么如果你仍旧有罪的欲望,你就还没有被洁净。肯定是这样的。明白吗?如果你心里仍旧有欲望,想到外面寻欢作乐、犯罪,那么记住了,朋友,你需要回到神面前,回到祭坛前。因为种在我们里面的是神永不朽坏的种子。按着常理,如果麦子落在好土里,它就不会灭亡。那么神永不朽坏的种子又会怎么样呢?那只能按照神所说的,结出一模一样的果子出来。
21

听着,一粒麦子不会结出苍耳来。不,先生,苍耳也在田里,当干旱的时候,苍耳吸收了为麦子

而降的雨时也同样会高兴快乐,并且如果它是雨,同样的雨……但是凭着他们的果子,你就能认出它们来,明白吗?你就会知道是苍耳还是麦子,明白吗?如果你在心里仍然有那些属肉体的东西,等等,那就是不信。不信就是这一切的根源。
你们听我说过,毫无疑问,人们听我说:“去吧,不要再犯罪了。”我是指什么呢?“去吧,不要再犯罪。”我并不是指,“去吧,不要再做这件事。”罪就是不信。不管它是什么,你做了什么,你没有……
22

不久以前,有一天晚上,我在一个卫理公会教堂里讲道,我想当时主正大大地燃烧我,我正在拼了命地讲道,我说:“你不是因着醉酒才下地狱,不是因犯奸淫才下地狱,不是因抽烟才下地狱,不是因着这些事。”

有个卫理公会的老妈妈实在忍不住了;她本来一直坐在那里,然后她一下子跳了起来(那是一个非常好的教会),说:“伯兰罕牧师,我对你说的感到生气。那你说人因为什么才下地狱呢?”
我说:“因为你不相信。”没错。
圣经说:“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约3:18]耶稣说:“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约5:24]
23

你不能既相信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却又过着那种跟从前一样的生活。是的。这话说的是很严厉,这决不是什么脱脂牛奶,但它对你有好处。你不可能全心地相信他是神的儿子,接受他作你个人的救主,却又过着那种跟从前一样的在罪中的生活。因为他说过:“你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不至于定罪,却已经出死入生了。”这是《约翰福音》5:24说的。你相信那是真理吗?耶稣基督是这么说的。

所以,你要知道,唯一定你有罪的一件事,就是不信。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信心去相信那些我们所看见的、正在发生的小事,而是想要搞乱它,并且说:“这是心理学,是心灵感应之类的东西。”那你还怎么可能复活呢?好好想一想吧!你的身体可能还不够一勺灰那么多!但神要将你的身体复活。
“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这是耶稣在《约翰福音》第6章里说的。“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现在时),呐,在末日我要叫他复活”。你相信这个吗?
24

呐,在领圣餐时,“那不按理吃喝的人,若不分辨主的身体,就是在吃喝自己的罪了。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睡的也不少。睡就是死,对吗?这是……看看他们……难怪以塞亚说:”各席上满了呕吐。“又说:”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善美的要持守。我要藉哆哆嗦嗦的嘴唇和别人的舌头对这百姓说话。这就是我所说的他们要在这里看到的安息。“

神的话临到是命上加命,律上加律;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瞧,人们看到了这一切的事情,然而他们却直摇头,并且嘀嘀咕咕,疑惑。但神却说他必要成就此事。“哦,我真搞不懂这事,只得随它去吧。”你本不需要去搞懂它,你应该去相信它。阿们。好的,我有点扯远了。
我想读一些神的道。我自己的话不应该说的太多。但我想读读神的话。我想让你们注意当人们在耶路撒冷看到了神的迹象并相信了的时候,信心所带来的是什么。我是说,他们看到了告示。那里写到了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他们出去做了一些事,来这里,以为他们能在教会面前蒙混过关。他们是在撒谎。他们说:“我们变卖了田地等等。”但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他是一位先知。
他说:“为什么那恶者进入你的心,叫你欺哄圣灵呢?”[徒5:3]那人大吃一惊,就断气了。他的妻子撒非喇也进来了……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当他们来的时候,他告诉她:“埋葬你丈夫之人的脚已经到门口了……”[徒5:9]
25

我告诉你们,当他们看见那辨别的事发生,即圣灵运行指出那个人,并说出他是谁的时候,那些批评的人就都哑口无言了。但是今天,他们却不知羞耻。哦!听着。我真希望能有时间把《使徒行传》5章全部读出来,从12节开始。我想我们可以再往前面看一看。我们还是从12节开始吧,因为我没有时间来读了,我没时间了。

主借着使徒的手……
就在亚拿尼亚和撒非喇死了以后,彼得指出他们来,说出他们所做的事……他们就是因为这件事被定罪,他们知道自己错了,结果就因着这事,他们甚至活活给吓死了。想一想吧。圣灵在说话,说:“你在撒谎,你做了某件事。”他们马上就倒下去了。你们相信那是同一位圣灵吗?他经受了无数次的挑战!
26

你们读过我那本叫做《神所差来的人》的小册子吗?多少人读过?谢谢。你们听说过那个疯子吗?多少人看过《医治之声》呢?你们看到,那天,那位了不起,大名鼎鼎的律师,他认为那些事都是瞎编出来的,是他们在撒谎,他甚至告上了法院等等。但后来所有的那些事都被证明是百分之百真实的。你们都知道他是怎么说的,那位特许会计师。好的。

如果他走到台上来,会怎么样呢?前不久,在德克萨斯州阿灵顿发生的那件事会怎么样呢?当时有些家伙到那儿,在报上或小报上写了一篇文章,四处分发,说我不过是那个术士西门,我正在迷惑人,还说当晚,联邦调查局的人要在台上揭穿我。
27

你们有人参加过在阿灵顿的那次聚会吗?如果有,举一下手,就是在德克萨斯州的阿灵顿附近,在那个山谷下面。我把那篇文章放在了我的小剪贴簿上。他们传出了大话,还说会有别的事要发生,说:“所有这一切都是心灵感应,他就是那个术士西门。”那天晚上,我走到台上去……他们说:“那些都是他玩弄的诡计。”他们说:“那都是在台上演戏。”他说:“联邦调查局的特工……”

28

我走到台上,巴克斯特先生正站在那里。会堂的管理人走出去,叫那些墨西哥的小孩子把那些传单都从车上给撕下来。他站在那里一直哭,他说:“伯兰罕牧师,这是个耻辱。”他说:“我的孩子在这聚会中得了医治。瞧瞧他们干出这种令人厌恶,无聊的事来,法律应该把做这事的家伙抓起来。”

我说:“这没什么。以后会有一个更高的法律来管这事的。’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无论何人说话干犯圣灵的,今世来世总不得赦免。’”[太12:31-32; 可9:40]我说:“他只是发神经而已。”
有一个女人,她的病已经得了医治,她跑过来,说:“伯兰罕牧师,我知道那不是心灵感应,那天晚上,当你……”
我说:“哦,看,姐妹……”
她说:“我打算离开这个会堂,如果联邦调查局的人来台上抓你,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伯兰罕弟兄。”
我说:“姐妹,你不用为那事操心,联邦调查局的人在我的聚会中出现过两、三次了,结果每一次他们都悔改信主了。”我说:“我很愿意他们再来。”
29

博斯沃思弟兄,记得那次在华盛顿州西雅图的聚会,有天晚上,联邦调查局的人来出席我的聚会。第二天他走到外面去,在一个打靶场里跪下来,他说:“伯兰罕弟兄,你看,我怎么才能领受你所得到的那种圣灵呢?”看见吗?我搂着他,带领他归向了基督。明年,他就要退休了,他想一直跟着我。明白吗?好的。我喜欢看见人们怀着真诚的心来。

所以,那天晚上我走上讲台的时候,我说:“看,我这儿有张小纸条。我的弟弟霍华德,请你到会堂外面去,还有巴克斯特先生,你也到会堂外面去。有人说这是心灵感应,”我说:“就在两小时前,我坐在会堂后头,巴克斯特先生在还没有离开这里之前,他知道了这事。”我说:“有一天,我正下到德克萨斯州去的时候,有一份小报刊登了一篇肮脏下流的文章,这小报后来停刊了。它说我上到那里去,做了种种的事。还说,我从聚会中收受了大量的金钱,甚至得由两个大汉把奉献款抬出会堂。”
30

弟兄姐妹们,我曾一次收到一百五十万美元的支票,但我拒绝填上我的名字,并告诉他们把它拿回去。是的。在德克萨斯州的时候,有人在台上给我一张两万五千美元的支票,这人是德克萨斯州的一个石油大亨。他上来说,他的母亲得了医治,不再坐轮椅了。他们坐飞机去到了那里。我说:“先生。”我在他面前将支票撕碎,是的。我是一个穷人。

不久以前,这里有人给我奉献,他说:“伯兰罕弟兄,我要给你买一辆豪华的卡迪拉克轿车让你用。”
我说:“卡迪拉克轿车?”我说:“我下到阿肯色州去的时候,那些贫穷的阿肯色州老人在那里摘棉花,老妈妈们手上扎满了蒺藜和那些带刺的杂草,剥掉棉花的壳,捡出棉花,用麻袋包扎起来。她们被那些妇科病折磨的半死,早餐吃着肥腻的咸肉和玉米饼子,来参加我的聚会,奉献一美元,而我却开着一辆卡迪拉克的轿车?不,先生。决不!”我说:“决不,我绝对不会那么做。”[会众们拍手鼓掌]谢谢你们。
31

我要跟那些来我这里要求代祷的人一样,是的,先生。如果我能支付得起的话,我甚至不愿让他们为着这个会堂的租金奉献一分钱。我说:“不,如果照着我想要的样式,我想要步行。”这样我就不会觉得怪怪的。有人说:“伯兰罕弟兄来了。”然后,我开着一辆大卡迪拉克招摇过市,而那些贫穷可怜的人却连一辆自行车也买不起,而我却开着一辆卡迪拉克汽车。这不对。是的,先生。我可受不了这个。

这个人对我处理钱等等的事大发议论。那是错误的。但是神对付了他。
32

有一天,我记得,一个朋友,里德先生来了,他今晚可能也在会堂里。你们许多人可能都认得里德先生。他患了中风,他的手像这样吊着,医生说到早晨他就会死。他们叫我下到佛罗里达,那时我正在你们这地方,我就在电话里为他祷告,神救了他的性命。他去到……有一天晚上,他出来……那天在……在新墨西哥州那个有好多大洞的地方叫什么来着?卡尔斯巴德。我们正要出去,比利和我走到街上,里德先生和他的黑人司机走过来。里德太太想要帮他一把,他看见我走到那里,就张大嘴巴喊叫,他想擦掉流下的泪水。他说:“伯兰罕弟兄,昨晚你从二十五号叫到三十五号,而我的号数是三十六号。哦,要是我能进入队列里就好了。”

我说:“但是,里德弟兄,那并不会医治你,弟兄。”
他说:“没错,伯兰罕弟兄,但我想要知道我做了什么事。如果我做了什么事,神知道,我是很后悔的。”他说:“我为什么要像这样度过一生呢?我很高兴我还活着,但……被人这样搀着……”那小伙子尽力去搀着他,他的妻子也是那样。
我说:“里德先生,我没有办法,只有在今晚,我才会叫到那些号码的祷告卡。”我说:“若是神要这么……”
33

他说:“那好,没问题,伯兰罕弟兄,我会一直等候,直到神应允你。他会告诉我,我到底能不能好,还有我该做什么。”可怜的老人……我站在那里,看见在那里有一棵棕榈树。我看见他穿着一套棕色的西服,白衬衫和一条棕色的领带,挺直地站着,抬起手和手臂,像这样走路。

我说:“里德弟兄,主如此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怎样,不知道将在那里,不是在这里,因为这里没有棕榈树。但是你会站在某处,边上有棕榈树,你会穿着棕色的西服和领带,白色的衬衫。你将是一个健康的人,是否在今年,明年,或十年以后,我不知道,但这是圣灵如此说。”
34

我后来去海外,到芬兰等地方去,又回来。那天晚上,正好在我去聚会之前,我走下去。巴克斯特弟兄,他现在正在这里听讲道,他和我在一起,我在房间里已经有三天了,正在禁食祷告。我是不是占用你们太多时间了?[会众说:“不会。”]我希望不会。当时我正在禁食祷告,没有出去吃饭。巴克斯特弟兄来说:“你今晚必须得吃饭了。”所以他带我去饭馆吃饭,正当我们走进饭馆的时候,他说:“我们在这里给困住了。”他说:“我们有一些朋友在那里。”他们现在可能坐得很近,他们是那天送给我帽子的那些人,是威尔班克斯一家的。那些人是很要好的朋友,他说:“他们肯定想要跟你谈话。”

说真的,不是我不想跟人们交谈,而是当交谈一直继续的时候,你就不自觉地会把一些东西给揭示出来。所以,当我们开始的时候,威尔班克斯弟兄和姐妹,肯定的……有一天他们到家里来找我。他们站在那里,情绪有点兴奋,说:“伯兰罕弟兄,我要跟你握手。”
35

巴克斯特弟兄说:“不要跟他说话。”

他们说:“我们明白。”他们都非常可爱。他只是握握我的手。我们就起身走到街道上,当我走到街道上时,圣灵说:“转回去,同他们一起上车。”
我想:“我可能只是自己这么想吧,我还是继续走吧。”我说:“巴克斯特弟兄,今天晚上很好。”
他说:“是啊。”
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拦住了我,看上去我的腿再也走不动了,想走一下,但腿怎么也走不动了。我马上停了下来。他说:“出什么事了?”
我说:“巴克斯特弟兄,我必需得回去,同威尔班克斯一家上车。”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不能……”
我说:“这是主的灵。”
他说:“那好吧。”
于是我们掉头,走回去,上了车,我说:“你能带我到旅馆去吗?威尔班克斯弟兄。”
36

他说:“当然。”

我们到了旅馆,当我们在旅馆下车的时候,我们开始走上去,巴克斯特弟兄步行进去,我也走进去,有个声音说:“转回去,对威尔班克斯说话。”我回去,我说:“朋友们,我希望你们全家一切都好。这里有样东西,它一直在告诉我这件事。”我说:“不要做……不要做这件事,你们明白。不要进去,等等。”
他说:“哦,我们一切都好,没有什么问题。”
我说:“这就怪了。”巴克斯特弟兄已经走了,在那上面有一条小径,里面有一些花,几乎就在旅馆里面,巴克斯特弟兄站在那里,悠闲地看着花。
他说:“进来吧,伯兰罕弟兄?”
我说:“等一会儿。”然后我说:“我不知道,不过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在那里呆了三、四分钟。
37

好像有声音说:“进去吧!”我就走进去。那时他们正要开车走,当他们开车的时候,我往街道那边看去,目光正好停在一棵棕榈树的旁边,看到里德一家正好出来。他穿着一身棕色西服,系一条棕色领带。我注视着那里。我看着他,没说一句话……双臂举向空中喊着,“荣耀归于神。”他走下街道。人们以为碰到了救世军团的人。他蹦蹦跳跳地参加了聚会。

我说:“现在,你去到聚会里,坐下来,什么都不要说。就坐在那里聚会就是了。今晚,在那里有一帮人。”我说:“那不过是住在亚拿尼亚和那些祭司身上的同样的邪灵;他们否认主耶稣今天仍是一样的,他住在人的里面。魔鬼取走他的人,但从不是他的灵,他又转到了别人的身上。所以,就像那样继续下去。”
圣经说:“有预定受刑罚的人。”[犹4]你们知道圣经是这么说的吗?“他们将我们主的恩典变作放纵情欲的机会。”没错。犹太人……所以你们要小心。他们出现在那里,他们生来就是不信者。
38

他们坐在那里,我站起来,说:“我听说这件事了,就是联邦调查局的人今晚想要揭发我。”我说:“那好,没问题,联邦调查局的人,不论你们现在在哪儿,我的经管人已经走了。我请你们到台上来揭发我。如果我做了什么违法的,与圣经不符合的事,或任何违背这个国家法律的事,”我说:“无论你们要找什么把柄。上来吧,来揭发我吧。告诉我什么地方犯错了。”我知道那里根本没有什么联邦调查局的人,所以我又站了一会儿,在那里等了一会儿。

我说:“没有。很奇怪,联邦调查局的人没有来。这讲台让给你们,上来吧。”我说:“如果我做了什么错事要被揭发的话,那么,让他们上来告诉我,这里就是揭发的地方。我很乐意站在这里……靠着主的道,用它来揭发,明白吗?”我说:“什么事都行。”
39

就在那时,我注意到在这边有动静,我看见一个黑色的东西,它移动穿过会众,去到上面,正好悬在台上一个穿灰色西服和一个穿蓝色西服的男人头上。他们都是传道人。

我说:“没有,没有联邦调查局的人,他们说今晚他们要揭发我,做这事的家伙并没有足够的胆量,他们缩回去了。”我说:“他们就坐在那上面,就是那个穿灰色西服和穿蓝色西服的人。”他马上把头低下了。我说:“喔喔,我还以为你们打算揭发我呢。好的,你们不是联邦调查局的官员,你们是堕落的传道人。你们绝对是。”你们可以问你们想问的任何人,问我的经管人。我说:“你们是堕落的传道人,我奉主耶稣的名挑战你们,你们写下这些东西,说我是那术士西门。如果我是那术士西门,你们是圣洁的人,那么到台上来,让神将我杀死。那么,如果我是属神的人,你们是错误的,当你们到台上来的时候,愿神将你们杀死。现在请上来吧!”是的。
他们在那里坐了一会儿,你们知道,没多久,我说:“你们看到发生什么事了吗?”我看见他们撒腿就跑出了会堂,那个快哟!我说:“好的,我们可以等一会儿;请弹’只要相信’或别的什么歌,看看他们是否会上来。”没有人再露面了,打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40

我说:“你们看到了吗?当事情到了对他们摊牌的时候,就看出来这绝对都是魔鬼,绝对是。没错。”神的作为也是这样地运行,“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那天晚上,当那个疯子跑到讲台上来的时候,是怎么回事?今天,在这里,一位牧师告诉我,当时我是用手握着别人,我知道已经有一些仿造的东西,真的。但是,一个牧师说,那个人也用手握着别人,等等。那牧师打算在下堂的聚会中与我合作,他当时从台上站起来,说:“那家伙是一个会通灵的人,没错,他什么也不是,不过是个会通灵的人,他是个魔鬼,是个会读心术的人。他那些什么左手之类的事,都是瞎编。”那时我另外的一个恩赐还没有来,还只是第一个恩赐。他说:“就是这样。”当我还在讲道的时候,他手腕以下的部分就都瘫痪了。今天,他手上有一个一个的大斑点,像麻疯病一样,不是麻疯,但是那样的斑点像麻疯。布满他的手,就是他论断我那些事的同一只手。
41

我告诉你们,弟兄,圣经说:“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太18:6]没错,所以要小心。要晓得你在说什么,明白吗?要小心。那个人把名字记在薄上,他愿意在下一堂的聚会中同我合作。看到吗?如果你不明白,就保持安静。什么也别说。我甚至不会出现在这种事的周围,如果我不能相信的话,那我就不会出现在这种事的周围。我会远远地避开它。

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你们以为我站在台上却不知道这些事吗?我当然知道。
我要再读一些经文。第12节[徒5:12-15]说:
主借使徒的手在民间行了许多神迹奇事;他们都同心合意地在所罗门的廊下。其余的人没有一个敢贴近他们,百姓却尊重他们。信而归主的人越发增添,连男带女很多。甚至有人将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褥子上,指望彼得过来的时候,或者得他的影儿照在什么人身上。
哦,当他从会众中叫出两个在神面前活得不正当的人之后,当那人的影子经过,怎么样?这不是我的道。我对此不负责任,这乃是神圣灵的感动写下了这些圣言。你相信吗?为了这个真理,我愿意献上我的生命。注意。
还有许多人带着病人和被污鬼缠磨的,从耶路撒冷四围的城邑来,全都得了医治。
42

你相信吗?看,一个人,一个被圣灵充满,被五旬节重生,属神,满有圣灵的人,被呼召出来,分别出来,站在那里,有神的启示,根本不知道亚拿尼亚和撒非喇做了什么事,但是当他们走进屋里的时候,圣灵启示出刚发生的事。神因他们的罪恶而报应他们。那些人相信耶稣就是复活的基督,不是彼得,是复活的基督,他应许说:“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住在你们里面。”甚至那个人的影儿照在街市上,他并未给什么人祷告;但当他经过街市时,每个人都得了医治。有患病的、受苦痛的、软弱无力的、残疾的和被鬼附的,有生活在淫乱、不洁净和那一类东西里面的人,是污秽的灵让人做污秽的事;他们每一个人!

那么,如果耶稣今晚也是一样的,如果他在彼得的影儿里行这些事,那么他在这里也要行同样的事。如果耶稣基督在我们中间有同样的彰显,会怎么样呢?不要去捕捉彼得的影儿,要对神的儿子有信心。阿们。你们相信吗?
43

让我们祷告。神啊,我们在天上的父,请怜悯我们。父啊,我看到这些会众,我想起在美国这里,我可爱的家,我爱她。主啊,哦,一个多么伟大的国家啊!我们仍旧可以打开圣经,并有属神的人毫无畏惧地站起来宣扬这道。神啊,但现在我们的国家却靠着教育,开始吃另一棵树上的果子了。我们的神学院和所有的一切,他们必须得有那些学位之类的东西,否则人们就不接纳他们。你必需得加入什么组织。他们必须是训练有素受过教育的人。哦,这是一个多大的拦阻!一个属神,被呼召出来的人一旦在那里的学校受教,把神放在他心里的东西拿掉,那他还怎么可能再赢取成千上万的灵魂呢?多么可怜啊!主啊,我能对这一点做什么呢?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没受过教育,只配神的诸般忿怒临到我身上,没有受教育,生在罪人的家庭里,被一个贩卖私酒的父亲养大。神啊,你是怎么拯救我的呀!对我来说,它是一个谜。

44

我的声音算什么?我能作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照着我所能知道的,用我的声音,祈求神的怜悯。我多么感谢你拯救了我。主啊,今晚,你已经拯救了我,医治了我,你怜悯我并差遣我去告诉别人有关你儿子耶稣的爱。主啊,我全心全意地在全国和全世界,尽力把神的爱表达出来。我从这里出去,举行了许多大的奋兴会和各种聚会,它们今晚席卷了整个世界。为着那些聚会我们是多么地感谢你啊。我想到,一个心地败坏的人……

但是你说:“正如雅尼和佯庇怎样敌挡摩西,这等人也怎样敌挡真道……他们终久不能明白真道。”[提后3:7,8]
呐,主啊,今晚,我祈求你再次将你圣洁的同在赐给我们。再过几个晚上我们就要结束聚会了。这些可爱的会众坐在这个会堂里。主啊,为着这些重生的男男女女,我多么地感谢你,他们坐在这会堂里,是尊贵的基督徒,是神的儿女。如果我能荣幸地去到天国,那我将与他们永远住在一起。今晚,他们在这里拿出生活的一部分奉献出来,目睹聚会继续下去,坐在那些破旧的座椅上,热得直扇扇子,忠心耿耿地来参加每天晚上的聚会。
45

不管人们怎么说,不管他们怎么叫,但这些人仍旧相信,他们继续地来参加,没有什么东西能吓跑他们。神啊,祝福他们,求你祝福他们。父啊,愿他们得到最丰盛的祝福。

我站在这里,犹如古时的摩西,为百姓站在破口上。愿神祝福这些百姓,祝福各位牧师,教会,每一个合作的教会,甚至那些没有合作,冷漠的教会。神啊,我不为别的祷告,而为他们能得到基督徒所拥有的这种奇妙快乐和荣耀的权利以及行走在光中而祷告。主啊,求你应允。
我们所作的并不是要与人不同。主啊,但是,如果我闭口不言的话,那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人死去。哦,神啊,但现在,他们有些人已经为你赢得了成千上万的灵魂,赢得了几万,几十万的灵魂,正是因为伟大的医治事奉,为人们赢取了这权利。
46

哦,大有怜悯的神啊,求你今晚以奇妙、特别的方式运行在我们里面,并向我们彰显出你的爱。我们这样祈求是奉耶稣的名。阿们。[磁带有一段空白]

正如他要我说的,我只作他告诉我去作的事。明白这一点的人,就说“阿们”。[会众说:“阿们。”]好的。我要你们记住,全心地来相信,然后神就会向你们彰显他自己。
47

为了做得好,每个晚上我都会尽全力存敬畏的心,尽可能体谅到会众们的需要。这很难。我站在那里,可能……我会让你们知道这点。当你们看见我对不同的人讲话时,我是在注视着那光。当我处在恩膏下时,就看见了。我现在还没有看见。当恩膏降临的时候,我就看见了。然后我注视着它,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让人们用闪光灯照相的原因,因为有时我看见它移动,我正在注视它,如果照相机一闪,就把我的视线转移了,就会让我的视线偏离,明白吗?我就会错过一些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当我在祷告,恩膏在运行的时候,请不要用闪光灯照相。”这只取决于神的主权。是的。

然后我走下来,诚实地对待你们每一个人,只想尽力……只想尽力作我认为对你们最有益处的事。每天我分发这么多的祷告卡。然后从某个号码叫起,我不知道在哪里。天上的神知道。我把圣经放在心上。今晚,我一点也不知道该从队列里的什么地方叫起,我儿子分发的祷告卡有一百多张。我不知道要叫谁。但是神知道,因为他是我的审判官。我不知道从哪里去叫,叫什么,因为我们刚才说……
比利不知道。当他分发一张祷告卡给你的时候,你填了卡,他们从那里捡出来交给执事,你的名字和地址写在上面,等等。他们同你核对一下,这样就能得到你的见证,并公开地登出去。
首先,你的见证必须是真实的,并写上你的名字,否则就不对了,明白吗?因此,当你作见证的时候,那是你的见证。那不是我说的,而是你说的。我们乐意让你的医生作证,这样,我们就会得到医生的声明,然后写到书里头,这样他们就可以核实。
48

这里有一百张祷告卡,保罗,你发出去了吗?是P祷告卡吗?你们会看见上面写的,有你们的名字和地址,等等,在正面,在背页有字母和数字:P1到P100号。

49

现在,全能的神知道一切的事。[磁带上有空白]我会按照神放在我脑子里的,来叫你们。

今天,他告诉我,说人们把它读出来。我不需要他们的祷告卡,那祷告卡只是为了让你能到台上来,这祷告卡与你的医治没有任何关系。你看,在外面有更多的人得到了医治,他们甚至不知道有祷告卡这回事。没有祷告卡得医治的人比有祷告卡的人更多。你们知道吗?请留心听,每天晚上,圣灵都在运行,并触摸到那些甚至没有祷告卡的人。这是很不一样的。
我相信现在我得换个方式。有多少人没拿到祷告卡?让我看看你们的手,请所有没拿到祷告卡的人举一下手。
50

好的,这一排,就是那边的第二排,我看见那里有一大群的人,他们没有祷告卡。好的,你们没拿到祷告卡的人,请从那头开始排队,到这里来。好的。你们那里没祷告卡的人,下一个,剩下的人,请大家现在安静地坐着。你们一个一个地从那队列里走上来,患病的人和没拿到祷告卡的人,沿着队列走上来。好的。

51

现在,让那组没有祷告卡的人走过来。巴克斯特弟兄,请你下去看看,请其他的人先不要过来,就像这样,直到我叫到他们。比利,你下去,让大家排成一排,就是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你们有祷告卡的人,请安静一会儿。

52

在这里有多少人有祷告卡?让我看看你们的手。看来好像没有,楼上的都没有,后面的也没有,这里有些人也没有祷告卡。好的。

我相信,如果良善的主愿意的话……女士,你也排在那队列里面吗?你没有祷告卡?哦,你没有祷告卡?好的。请大家安静。现在,若是主愿意的话,过会儿我会去到那些有祷告卡的人那里,但是请你们拿着祷告卡,安静一会儿。好的。这样你们就会明白,并不是祷告卡,与祷告卡没有半点关系。好的。
亲爱的,你有祷告卡吗?好的。那么拿着祷告卡,要是可以的话,过会儿我就会叫你们。是的,好的,小宝贝。我现在是在叫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明白吗?好的。
53

那里还有一些人,巴克斯特弟兄,请你站在那一排的最后面,就在那儿。当我开始叫的时候,下一个队列就接上去,没祷告卡的人请举着手。等一等,等一等,等等,不要站起来,等一下。没有祷告卡的人,会堂里所有没有祷告卡的人。我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当中再叫出一群人来。是的,好。

很好,你们拿着,就呆在那里。当我叫的时候,我会叫在那后面的队列,我看见那里的一组人,还有后面第三、四排的队列。有一组人还没有拿到祷告卡,另有一组人沿着这里坐着,在第二排队列中。他们没有拿到祷告卡。好的。
现在,要存敬畏的心,你们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现在,每个人都保持敬畏的心。现在,让我们各处的人都低头祷告。
54

天父,我不想叫那些有祷告卡的人失望,他们都按照我们的要求,存着敬畏的心坐在这里参加聚会。他们今天下午在这闷热的会堂里拿到了祷告卡。但是,亲爱的天父,让人们明白拿到祷告卡并不能医治病人,而是拥有对你的儿子耶稣基督的信心才能医治病人。主啊,我们愿意他们知道这点。现在我向你祷告,求你看顾我们今晚的努力。请神应允我们,若是你喜悦的话。正如你改变了我的心思意念,此时,我站在这里的台上,为什么你要行这事,我不知道。我知道的唯一一件事是,你此时正对我说话,主的使者来到这里,说:“不要叫他们的祷告卡。”我要顺服你说要作的事。我只是在跟随……我不知道你要行什么事。可能上到这里来的人,正处在生命垂危的关头,今晚可能是他们最后一个晚上。

主啊,我向你祷告,如果是这样,求你怜悯他们并医治他们。主啊,求你应允我们,无论你看见什么,你让万事互相效力。垂听你仆人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55

好的。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人帮我拿一杯水来。我讲话太多了。

现在,我要每个人都存敬畏的心。我要你们在楼台上的,没有祷告卡的人也是一样。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当我叫你们的时候,如果神说话,我要你们没有祷告卡的人,无论在哪里,圣灵引导到哪里,我就在哪里讲话。我要注视那光,它会悬挂在人的头上。但看起来楼台上的很特别,还有沿着这里的人,他们没有祷告卡。看来这一溜和底下的那些人都没有祷告卡,但那后面有一些人有祷告卡。你们在后面没拿到祷告卡的人请举着手,好吗?好的,很好!就这样。每个人都存敬畏的心,全心地相信,神会使事情成就的。
56

女士,你相信了吗?你全心相信神会医治你吗?好的,请上来。你全心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你相信吗?好的。你甚至没有祷告卡。你今晚来到这里,坐下来,可能是来参加聚会的。你刚坐在那里时,可能觉得有点惊讶,我会叫到你。是的,我是你的弟兄,我说弟兄,是因为你是基督徒,是一名信徒。我知道,是因为你的灵很愿意接受,你是一名基督徒,信徒。

你认识到,你和我都将站在基督审判的台前。是的。我跟你说话,就像我们的主同那井边的妇人交谈一样。你相信那位同井边的妇人交谈的耶稣基督吗?他说:“请你给我水喝……”[约4:7]他想要同她交谈,他这么做是为什么呢?如果我告诉你,你现在可能不会明白。但是他尝试要接触她的灵,你明白吗?看看她的灵是什么。你知道,他能看透她的心思,心里的活动是什么。他知道他们正在想什么。明白吗?他想……
57

今天,人们说他是一个会读心术的人,对吗?魔鬼在那里会伪装它。魔鬼会伪装神所行的一切真实的事。这表明……因着魔鬼伪装的这些东西,就表明这假的东西,一定是从真的那里仿造来的。对不对?任何人都知道那种东西是错误的,是属魔鬼的。但是一个基督徒能分辨出到底那是属魔鬼的,还是属神的。如果他不知道,那他就真的需要亲身经历神了,不是吗?是的。

我同你谈话的目的是为了接触你的灵,看看你心里有什么活动,我只能说我看见的东西。要是我能够知道你的问题所在,那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会吗?
我看见你最近受到过撞击,发生了一件事,它把你震得很厉害,是不是?你有二、三个毛病,但你最害怕的是癌症。对不对?你是不是有这个病?你有……你还有贫血症。你既有贫血症又有妇女病。你神经紧张了很长一段时间,但主要的东西还是癌症,你害怕它会夺去你的性命。如果神没有施怜悯给你的话,那东西的确会夺去你的性命。对不对?如果对,请向会众举一下手。
58

你们假冒的人,你们说:“这是读心术,是我从祷告卡里读出来的。”你们自己不感到羞耻吗?愿神怜悯你们有罪的魂。神会因这个来对付你的。好的,走近点,姐妹。为了让你得医治。

全能的神,求你怜悯这位亲爱的妇人,她正站在这里。主啊,她知道她已经接近生命的终点了。亲爱的天父,我向你祷告,求你医治她,使她好起来,求你应允,亲爱的主,当你的灵就近这里的时候,向她启示出她的病情,她所在的地方,和他们在她的身体检查中所告诉她的事,等等。主啊,你就在这里,使她好起来。我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祝福她,求你医治她并使她好起来。
癌症,你这个一直折磨她的东西,撒但,我作为神的仆人,奉耶稣基督的名说:“你该受咒诅,你不会害怕我,但你害怕他。所以,我作为一名基督徒,有权奉他的名,并被委派做这事工。从这妇人里面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好,我的姐妹,回家去,忘掉所有癌症的病情,忘掉所有别的事。你会好起来的。你相信吗?好的,喜乐地回去吧,并说“感谢神”,要心里快乐。
59

[伯兰罕弟兄清清喉咙]我讲话太多,喉咙有点哑。现在,请大家保持敬畏的心。好的,请你现在带他过来。你相信吗?先生。我对你是陌生人,我相信我不认得你。我可能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如果有,我也记不清了。你见过我,你从哪里来的?这里吗?从……哦,从佛罗里达来的。你在那里见过我?哦,在迈阿密,很久以前,我当时在那里。是的,先生。但说到认识,我确实不认识你。你只是见过我。

60

我若是神的先知;你也知道,对我来说,我不可能知道你有什么毛病,我若是神的先知,那么神会向我启示你的毛病。对不对?那么,如果靠着神的大能,我能够作,你就要全心地相信,是神差了我来,是不是?

先生,你的喉咙有毛病,对吗?世上没有任何方法能叫我知道这事。但是,我看见你那样顶着喉咙,[伯兰罕弟兄发出清喉咙的声音]你喉咙里有个东西。好的,到这里来,你会得医治的。
61

亲爱的天父,因着这个人的承认,我知道他是基督徒,也看见他为这些病情而祷告。主啊,现在我奉耶稣基督的名祝福他,吩咐这喉咙的疾病离开他。阿们。弟兄,神祝福你,现在去吧,你会好的。

让我们说:“感谢神。”[会众说:“感谢神。”]阿们。好的。
62

我若是神的先知,我就会知道你有什么毛病,不是吗?正如耶稣知道井边的那个妇人。好的,如果现在我确切地说出你的毛病是什么,你会相信我是他的先知吗?你有心脏病,对不对?你患有心脏病,现在奉主耶稣的名,回家去并得到康复吧。

让我们说:“赞美主。”[“赞美主。”]请各位保持敬畏的心。
现在,神的灵正在会众中运行。信心正在运行。请听着,抓住这点。
63

你对我是陌生人,我不认得你。你刚好进来,坐下来,就被叫到台上来。我不认得你,也不知道你的情况,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我们完全是陌生的。但是神会向我启示,你能够……我不会医治你,但现在你无法隐藏住你的生活,你自己知道。你隐瞒不了,你知道有样东西在运行,不是吗?我正在注视一个异象。我看见你有天早晨想要移动,那时你要下床去,你患有关节炎,对不对?你已经得医治了。奉耶稣基督的名,神祝福你,去吧,你会好的。好的。

让我们说,赞美神。[“赞美神。”]你全心相信吗?
你要事奉他吗?你要吗?好的。奉耶稣基督的名,上路去吧,并得医治。就是这样,这才是得医治的方式。好的。
说赞美主![“赞美主。”]
64

过来吧,哦,是的。我认得你,弟兄。我要同你握握手。是的,你来自路易斯维尔。是的,我记得你。你来过这里要求代祷,我记不得你患的是什么病,但你最近刚从癌症中得了医治,有某种……你曾上我家跟我讲,说两侧还有一些浮肿之类的东西。你说过,你要来参加聚会,你是今天刚到的吗?哦,你上周就在这里了。这个人几个月前在这里患癌症快死了,他在这里得医治了。他得了一种病,他为一家铁路公司工作,他的两侧有一些浮肿,那不是……是脾。他说:“伯兰罕弟兄,当在恩膏的下面时,我要来得到,我要来。”

所以,我知道这个人。我认识他。我要你们知道这点。我认得这个人。借着这个方式,现在,我要在恩膏运行的时候为他祷告,他到我家里来,所以我知道他的毛病是什么,出了什么事。但是我想趁着恩膏在运行的时候为他祷告。我一直没注意到你在队列里。先生,你就在我叫的那个队列里吗?我不晓得,到这里来吧,让我们祷告。
天父,此时,我的弟兄站在这里,他作了许多美事,我看见他坐在那个小小的教堂里,当我走出去的时候,他说:“伯兰罕弟兄,当你举办聚会,当恩膏在运行的时候,我想要靠近那恩膏。”现在,天父,请你吹气。他现在看见你的在灵运行,他知道在这里的不是他的伯兰罕弟兄,而是你站在这里。父啊,我祝福他,因着他勇敢的信心,我斥责在他两侧的病魔,奉耶稣基督的名,叫它离开他。愿他长寿幸福,喜乐并且满心欢喜,在他余下的日子里作神的工作。我这样祈求,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神祝福你,弟兄,回家去,好了吧。
让我们说,赞美神。[“赞美神。”]请大家存敬畏的心。
65

好的,请走近一点,你怎么想?你相信我吗?我看见你特别紧张。好的,哦,没问题。你紧张是有道理的,因为你站在这里,处在这样一个时刻。你对我是陌生的。我不认得你,我一生中从未见过你,对你的事一无所知。我要先告诉你一些事。你不是来自这个国家,你是来自隔海的什么地方,当你过来的时候,我看见有浪花在翻腾。你要么是从墨西哥来的,要么就是从南美洲来的。我看见了南美洲。对吗?是的。你患有癌症,对吗?请到这里来。

66

全能的神,我奉你的儿子耶稣的名祝福这个妇人并斥责那癌症,送她康复地回家去吧。撒但,离开这个妇人,奉耶稣基督的名,从她身上出来。喜乐地离开讲台吧,奉主耶稣的名,回到南美去吧,并得以康复。

过来吧,女士,你来的时候,你全心相信吗?
你相信神吗?让我们举起手,献上赞美的话语。
67

我们的天父,我们赞美你。你就在这里,没有什么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你晓得万事。主耶稣啊,从始至终,你都知道。凡事你都晓得,主啊,我祈求祷告,你今晚祝福这里的每一位并使他们康复。当我向你赞美并表达感恩的时候,求你垂听你仆人的祷告。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好的,请大家保持敬畏的心。
好的,你们的祷告卡在哪里,把它举起来。好的,举一会儿,你们的祷告卡在哪里?请举手。我是说把祷告卡举起来。你们看,这不需要祷告卡,祷告卡只是为了让你们排好队而已,我希望你们明白。
68

现在,去到会众中祷告,相信神。我知道我现在在哪儿,站在什么地方。我也知道神与我同在,他就在这里。所以我不害怕,因为他在这里。他告诉我:“我要与你同在,在你一生中没有什么东西能在你面前站立得住。”我相信神,也知道我所站的位置。

那个贫血症已经离开你了,所以,回家去吧,你已经得医治了。明白吗?
看,在那里有一位黑人女士举起手来,在那上面有个白色的东西,是胃病。她站在那里,大约在第四排,第三或第四座位,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患有胃病。是的。你没有祷告卡吗?好的。你得的是胃病,对吗?好的。我看见你捂着肚子,像是要呕吐,吐出胃里的食物,是消化不良,对不对?是吗?请举手,这样挥挥手。好的。你现在可以回家去吃饭啦!奉耶稣基督的名,你已经得医治了,回家去吧!
69

我看见一位传道人在台上讲道,我看见他接受身体检查,他坐在后头,穿着棕色的西服。你是一位福音传道人,对不对?没错。你患有某种胃病,哦,是结肠炎,是结肠的毛病,对吗?在肚子里有变形

虫。对吧!你要得医治吗?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相信神的儿子耶稣基督吗?当然,你信的,好的。现在回家去吧,你会好的,牧师,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相信神,对神要有信心。
那位坐在那里戴着白帽子的女士……这样一前一后地扇着扇子,你患有糖尿病,但是她……还有两个,她也会被医治的,如果你想要站起来的话。那位眼睛看着旁边的人,请你站起来,好吗?如果是,请举手,你没有祷告卡。好的,现在回家去好了吧!奉主耶稣的名。
对神要有信心,你相信他吗?
70

你也有贫血症,是吗?就是站在那位女士后头的那位,对吗?。你可以回家去,并康复。你不需要什么祷告卡了。

那里那位黑人女士,她有妇女病。她也没有拿到祷告卡。如果你想的话,你就会得医治。好的。你可以接受它,如果你要起来相信的话。好的,接受它吧!神祝福你,回家去并康复吧!
71

好的。你相信神吗?我看见有什么东西在那角落里闪光。我相信它落在那里的女士上面,她和一个男人坐在那里,在那里,不,它不是。是角落里的那个女士。有些什么毛病……是膀胱的毛病,膀胱有泄漏,对吗,女士?如果是,请站起来,站在那里。是吗?是真的吗?好的,你可以回家去,得到痊愈,奉主耶稣的名。

你们全心相信他吗?你们在那里的人是怎么想的呢?你们相信神吗?那些没有祷告卡的人,相信吗?好的,哈利路亚!
我看见坐在后面的有一个人患有脊椎病,坐在那里,穿着花色的衬衫,对不对?对的。你要痊愈吗?看,你妻子不是坐在你旁边吗?她也患有同样的病,不是吗?好的,你们俩可以回家去并得以痊愈。神祝福你们。
你们全心相信吗?
72

你为什么在拍手呢,先生?那位穿绿色衬衫和领带的人?是的,你也有麻烦,不是吗?哦,请听着,有一样超过一切的东西,是你所需要的,那就是救恩。对不对?你需要接受耶稣作你的救主,是不是?你要接受吗?

如果你要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救主,请站起来。那么,你要我告诉你,你患有什么病吗?是高血压。现在它已经离开你了。你可以回家去,得拯救并得到医治。神祝福你。
那位坐在他旁边的女士,患有轻微的贫血症,就是那坐在他旁边的……如果她要的话,也可以得医治。站起来!是的,就是坐在那里的那一位。好的。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回家去,从那病中得以痊愈。
让我们说赞美归于神。[“赞美归于神。”]怜悯我们,求神怜悯我们……
73

坐在那上面的女士……那患慢性关节炎的女士,也可以得医治。是的,如果你要的话,可以站起来,得以康复。

74

在那里,那个患心脏病的人,正站在他妻子的边上,她也患有什么毛病,是嘴的毛病,她得了某种口腔的疾病,没错。你们两个都是罪人,接受基督,回家去并得以痊愈,奉主耶稣的名,哈利路亚!

任何否认耶稣基督复活大能的人,你不感到羞耻吗!我们的主耶稣就在这里。他此时正站在讲台上,他的灵在这里要医治每一位需要得医治的人。我要挑战你们每一个愿意接受他为救主和医治者的男人或女人,都要得医治!你相信吗?你们相信他垂听我的祷告吗?
等会儿,我要祷告,大家都低头。
75

哦,主啊,请怜悯那些不信的人,那些在神和基督以外的罪人。哦,父啊,请你现在就来,吹气在那些诚实人的心上。他们有需要。在我面前有一大堆的手帕和信件。我看见那里,在一间又小又破的木屋里,有人站着等候,一个矮小的老妈妈和大爷坐在角落的后面,那大爷患有关节炎。哦,永生的神啊,那位母亲等着这封信寄回去,是为站在那里的小宝贝的。永生的神啊,在道里面曾记载着,当红海挡在以色列人的路途中时,神从火柱中向下看,海就战惊,退缩而去。以色列人便走过去了。

神啊,当这记号被差遣来的时候;这些手帕,当它们去到那些应该去到的人手中时,靠着这信心的记号,并为了纪念你伟大的仆人保罗,今晚,愿他们的疾病……使得撒但战惊并逃走。愿他们进入那应许之地:就是他们的健康、强壮。主啊,应允我们。
76

坐在会堂里的男男女女,他们坐在这里祷告,主神啊,他们正处在死亡和生命之间。他们中许人受到撒但的捆绑。哦,父啊,我全心地祷告,你说:“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雅5:16]

主啊,我们知道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10]但是,哦,神啊,奉那义者耶稣基督的名,我全心、尽力地祷告,求你今晚在这里医治每一个患病和受苦害的人。愿那里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愿现在每一个人都接受医治,愿神伟大的灵运行在会堂里,像伟大的柱子,像天使的翅膀降下来,运行在会堂中,并且进入每一位信徒的魂里,医治他们每一个人。
出来!撒但,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离开他们每个人,从那些人里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