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729E 第二件神迹

1

非常感谢。晚上好,朋友们。很高兴今晚又回到这里。很遗憾,这是这系列聚会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在这个竞技场的最后一个晚上了,因为我可能会再回来,如果你们都允许,主也许可,我就会再回来。[原注:会众鼓掌。]谢谢,非常感谢。这使我感到自己受到了双倍的欢迎。若主应允,下次可能不会像这样只有几个晚上。这看起来是这么遗憾的事。呐,我们现在才到一个人们刚刚开始得医治的程度(你瞧?),刚刚有所提升。

引座员刚告诉我昨晚的事;我的力量耗尽了。对不起,我实在不能呆得比我所做的这些更久了,因为我的力量快用完了。哦,巴不得你们知道我多么虚弱。有时候我想要把肩膀往后靠……哦,巴不得你们知道那背后是什么。但我竭力而为。今晚我真虚弱。
2

昨晚,我想要说说坐在这里、坐轮椅的女士。我看到了她走动。我想要告诉她,但就是没有足够的气息说出来。我到了外面之后,我对引座员说:“回去,告诉带着支架的女士去走路,说基督已经医治了她。”几分钟前他们告诉我,她刚脱掉了支架,正在走路,好了。真是太好了。

今天下午,这位女士在这里,主的灵降下来,指着她;她第一次走进来,我不知道她坐轮椅多久了。现在她在走路。主大大地应允了这些事。这事传出去,成为了大见证。
3

今晚我们在一个地方吃晚饭时,我遇见了一位参加过安大略省温莎市聚会的女士。我想她要说话,今晚她说了吗?一位女士刚……癌症已经把她这里全吃光了,医生只说她活不长了。但主降下来,告诉她:“你会活着。”瞧?不管什么事,不管别人怎么想,她说:“那是第一位的。”

呐,如果她不相信这话,会怎么样呢?当她变得……离开几天后,变得比先前更严重了,如果她想:“哦,那人告诉了我错的事。”哦,她就会继续恶化,然后死去。但她相信所说的话是真理,神就赏赐了她。
4

正如我以前告诉你们的,许多时候,时间和眼目所见的是神更糟糕的敌人:时间和眼目所见。你瞧,它们没有一个宣告与神有关的事。你想要事情自发地产生,而神处理事情有条不紊。我们只要相信神所说的一切话。

我不知道;几个星期前,一些卓有成效的医治见证传进来了。我对那场聚会感到奇怪,有太多自发的医治发生了。哦,我不知道。后来发现……当我在这里时,一位女士趁我在这里的时候呼叫我,告诉我。那是聚会后的几天,一位女士得了胃病,病得太重了,什么东西都不能吃,只能喝大麦汤之类的东西;很严重的胃溃疡。她说,我告诉她说她会康复。
5

她说:“弟兄,这件事持续了几个星期,三四个星期,仍旧什么也没发生。”她只是继续相信;不肯放弃。一天早上,她想要吃一些吐司。哦,她说:她的胃灼烧,烧得她很痛,她甚至受不了。她说,她在窗户旁哭泣,一边洗碗碟一边哭。她说:她在哭的时候,有一阵相当凉爽的感觉临到她身上。她说,哦,发生了一件事……她想要洗碗碟;她太紧张了,转过身,她说,她的胃感到相当凉爽。她吃了孩子们留在那里的一些吐司。这没有搅扰她,于是她又喝了一杯咖啡,她很长时间都不能喝咖啡。还是没有搅扰她。她太高兴了,就跑上街,走了一段路去邻居那里,把这事告诉她也参加了聚会的邻居。邻居也曾被宣告会得医治。她要告诉邻居别灰心,因为医治必定发生。邻居脖子上有个大肿瘤。

她发现邻居在地板上放声叫喊;几分钟前肿瘤刚离开她的脖子。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是主的天使经过了那个发生这些事的街坊,他已经宣告了。如果他宣告了,那就是他的责任,不是你我的责任。瞧?你的责任就是继续相信;我的责任就是呆在这里,为他做工。你的责任就是相信他告诉你的话,神必使事情成就。
6

呐,它们不可能总是自发地回应。那天晚上保罗在海上,十四个昼夜不见月亮星星,哦,一切指望都绝了。对吗?那些水手和身上带刑具的人毫无希望了,哦,他们在海上太久了。他们说:“他们本该活着,然而一切指望都没有了。”

保罗下到船舱,主的天使临到他。他走上甲板,说:“放心,放心,因为我所事奉的神,他的天使昨夜站在我旁边。”瞧,天使说:“保罗,你要出现在君王他们面前,神要把跟你在一起的人都赐给你。”保罗说:“放心,因为我相信神,事情怎样显给我看,也要怎样成就。”
他们吃了喝了,得了鼓励,因为他们相信。保罗相信神告诉他的话是真理。呐,那是在他们的船失事或撞上岛的前几天。但神使事情成就了,因为他们相信。所以你们不要怕。
7

呐,我要你们听我讲。关于最近这两个晚上,我要这样说:我相信如果我……愿神帮助我,使我不会夸张,而是像我心里所信的那样诚实。因为随着这场聚会正从我身上吸取力量的拉动,此时坐在这里的人已经至少有两百人得了医治,只是你们没有认识到;你们只是没有认识到。我知道这里有人得了医治。有时候,那里有这样一大群人,我说不出是在哪里。但是……

你可以想象;你一次往一台收音机里收五百个电台。瞧?很难。有时候我只是举手,感谢神,然后继续[原注:磁带空白。]。的确是这样的。你们相信吗?神已经说我告诉你们真理了,是那样的。
8

你们会看到很多现在残疾的人,他们现在在这里是真的残疾,而他们会好的,千真万确。他们会好的。他们会好,他们中的许多人都会好。有一些人,我看到他们。这里有些得了心脏病的人会好;这里有些得癌症的人会好。有人虽然经过了讲台,却不会好。是的。除非神以某种方式改变事情。因为我看到他们来到这里,看到死亡在他们头上展开,悬挂在那里。我知道他们活不久了,除非神在其中行事。

但现在,他们的祷告可以改变事情。我从未说过什么。那天晚上一位女士经过。那位女士,我知道我相当虚弱,她经过时,抬头看,我说:“你相信吗?”
妇人说:“相信。”
我只有一点力气;我本来要告诉她:“你只是认为你相信。”
信心是你拥有的东西;是绝对的,不只是你想象的东西;它是……它是一个实际的东西。许多人……我带着谦卑的心这样说,因为今晚过后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们了。也许这里有些人我一生再也见不到了。但我说,百分之八十来到讲台的人不知道信心是什么。他们有的是希望,而不是信心。“信心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
9

瞧,年轻人,你站在那里。引座员,我要你过来一下。就在这里站一会儿,不是让你向人们公开表演,我只想做个示范。呐,走近一点。多少人……这里有多少人知道有几个感官管理人的身体、支配人的身体,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那里有多少人?[原注:会众回答:“五个。”]

看我讲得正不正确:视觉、味觉、触觉、嗅觉和听觉。对吗?呐,这就是管理自然人的东西。现在我要往这边看。呐,站在我面前的是个年轻人。他有棕色的头发,穿着蓝色的外套和白衬衫,系着蓝白条纹领带。年轻人,我要你往这边转。多少人相信那是事实?你们怎么知道那是事实?你有一个你拥有的感官……
10

有人……有人坐在这里,瞎眼,看不见这点;他们就不知道。瞧,他们必须为此接受我的话和你的话。但这人站在那里。今晚我们能看见的人,靠着神的怜悯,我们蒙了祝福,这是事实。呐,视觉宣告了这件事。

呐,多少人听过这个说法:“眼见为实”?是的。那人仍然站在那里,我没看见他。眼见为实吗?不,先生。你要跟我争辩说他不在那里吗?呐,你不能争辩。他站在那里。我知道他在那里。“哦,”你说:“不,他离开了,伯兰罕弟兄。”
不,他没有离开;不,先生,他在那里。你现在想要动摇我;你做不到。我看不见他;我现在不可能看见他,对吗?但我知道他在那里。你觉得我怎么知道他在那里呢?[原注:会众回答:“你触摸到了他。”]
是的,那么眼见不为实,对吗?在这件事上触摸为实。呐,那是触觉,证明他站在那里。注意,现在我根本没碰到他。那个感官根本不起作用;我没有摸到东西,但我知道他在那里。为什么?我看见了他。所以,那是两个完全分开的感官,对吗?
11

比如,音乐弹奏起来。你能看见音乐吗?我还以为眼见为实呢?眼见不为实。是的,你能摸到音乐吗?你能尝到音乐吗?你能闻到音乐吗?你怎么知道音乐在弹奏呢?[原注:会众回答:“你听见了。”]是的。所以,眼见不为实。

现在,如果这个年轻人站在那里;我看见他,我通过视觉知道他在那里。我触摸不到他,我没法接触到他。现在我知道他在那里,因为触觉说他在那里,实实在在。
呐,每个有同样那些感官的人都知道同样的事。谢谢你,年轻的弟兄。呐,信心是什么?信心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未尝、未摸、未嗅、未听之事的确据。但它就跟触觉或视觉一样真实。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这里有多少人有良好的视觉,能说我穿着白衬衫?多少人相信这点?你相信那是白衬衫吗?如果我告诉你那是红的,怎么样呢?你会相信吗?不,先生,你会说那衬衫是白的。
12

呐,多少人相信神的医治?多少人相信基督早在一千九百年前为你受死的时候就医治了你?如果你这样相信,如果你的信心这样宣告,你此时就得医治了,这就跟视觉说那是白的一样,疾病就结束了。就是这样。瞧?那是实际,不只是个神话;不是想象出来的事,而是实际,你知道这点。任何地方都没有疑惑,疑惑全都被扫除了;疑惑没有了;你知道这点。

呐,就像这坐轮椅的年轻人。年轻人,如果你相信你的病痛现在要离开你,相信基督要使你痊愈,你的信心刚强到足够成就这事,就像你的视觉说那是白的一样,病就结束了,弟兄,你必定痊愈。是的。其他坐在这里的残疾人也是一样。
13

呐,大多数时候,当人残疾时……我很少叫一个残疾人,除非我看到他们得医治了。因为人们……会上总是有批评者,他们看到残疾人,就说:“哦,任何有感官的人都知道那人残疾了,为什么这样告诉他们呢?”我通常会想要叫那些看上去不像有什么病的人(瞧?),或类似这样。有时候我开始沿着一排,继续沿着一排,直到在某个地方找到一个罪人,像这样。我寻找,他们是基督徒、基督徒、基督徒,直到我接触到一个是罪人的人,或他们生命中的一件事的时候,就把它叫出来。是真的吗?那是真的吗?是的(瞧?),我就这样把事情说出来。有时候我会沿着一排往下找,直到找出来,也许沿着这一排找一个也找不到,就从别的地方开始,看我能不能在某个地方找到一个罪人,直到把那个人叫出来。我不知道他们那群人中谁是,但我必须那样接触每个人。呐,那并不医治他们,但有时候那样建立信心到一个地步,他们就能得医治了。

14

呐,神已经恩待你们,与你们同在了。我要你们全心相信他。现在记住,你们许多人都会痊愈。你们许多人都会好的;那是真理。现在我要……巴克斯特弟兄刚才说,对我说:“伯兰罕弟兄,我们把所有的债务还清了,他们为你收了一笔爱心奉献。”呐,这又使我感到自己很渺小,你明白吗?我不需要你们那样做。但由于我要去海外,必须离开家人一段时间,当我回来时,我不会有任何……我要回到工作上,直到主告诉我要做什么,作为一个巡线工,我要回到公众服务公司巡视高压线路,直到主对我说话,告诉我该去做什么。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那对人来说是一块绊脚石。”

我想要独处,我想要做的是针对我自己,然后祷告。因为我相信这是神藉着恩典让我起初带头发起一场席卷了世界的复兴。瞧?呐,我相信有一件事要临到,要加倍地临到教会。我内心有那种感觉。
15

呐,回到我在我教会讲的最后一篇道,是讲大卫和歌利亚。我说,甚至我自己的监督站在那里,说:“你那天晚上吃什么了?你做恶梦了。”

我说:“不,先生,我不这么想。”我说:“不,那是真理,对我来说是真的。”
他说:“你凭小学教育就要去为君王、大人物和政治家等人祷告,要他们得医治吗?”
我说:“是的,先生。”
他说:“好,你怎么做得到呢?你最好回到你的教会,忘掉这种事。”
我说:“我怎么能忘掉呢,它用基督的血写在了我的心上,擦不掉的。”我说:“你会看到的。”
他说:“我会听的。”
你们看到《医治之声》最近刊登了他道歉的内容。现在他自己正在为病人祷告。所以,他说:“如果我没有变得如此后退的话,我早就听这小伙子,注意他所说的有关异象的事了。”你们读过戴维斯博士说的话。
16

好的,但是……瞧,一旦神说什么事,事情虽然耽延,但必定成就。呐,我相信神会这样做的,那位现代的科学家之类的人站在那里,说:“神迹的日子过去了,”等等。但神说:“去。”

呐,就像古时的大卫,他无法杀掉所有的非利士人,但只要他能杀死那里那个吹牛的歌利亚。所以,歌利亚被杀死后,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得了勇气,出去了,把非利士人一直打退到了他们的城门里。
呐,现在就是这样。传道人看见了异象。神的医治,甚至纽约的长老会教会和其他所有的教会,都在操练神的医治,星期三晚上举行医治聚会。全世界的学院都在接受医治。在韩国,不久前他们在韩国举行了一场医治聚会,几千人得医治了。日本,澳大利亚,各个地方,全世界传来消息,大事发生;册子传出去,传道人读了,得了勇气,出去了。神的医治席卷全球。感谢神!
17

神说:“当仇敌好像洪水冲来,耶和华的灵必竖立一面旗抵挡他。”[赛59:19]我相信仇敌正在猛冲,神在这里兴起一个标准。那就是为什么我回到家,要把它找出来。主啊,我已经尽力了,现在你要我接着做什么呢?你们为我祷告,好吗?我会一直记得你们。非常感谢你们。朋友们,我向你们保证,你们今晚奉献的钱,你们的一部分生活费……对不起,我们不得不这样做。我一生从未收取奉献。

我妻子坐在那里,当我这样说时,她可能会笑。我记得一次……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位老传道人在这附近两三天了。我记得,我进门对妻子说,我说。我们有一笔几乎清偿不了的债务,我说:“亲爱的,今晚我要收奉献。”
她说:“我要过去看你收。”
于是她找了一把椅子,坐在里面;她观察我。我说:“嗯,朋友们,我要(呃哼。)……我的处境有点紧张,”我说:“(呃哼)我要……”哈。不是他们不肯奉献,他们愿意为我做任何事。
18

但我牧养了十二年,一生从未收一分钱薪水。瞧?我靠工作谋生。我年轻能干,为什么不工作呢?我被安排在这里做一件事,所以我晚上传福音,白天工作。我穿着破烂的旧巡视衣度过了很长的时间,走到一位农民家里,跟他谈论主,他们说:“是的,我相信,”悔改。我会拿衣服,去到河里或溪里,以基督徒的信仰为他们所有人施洗,从水里走出来,继续巡线,接着走路。

一天我在铁轨上遇见一个流浪汉,带领他归向了基督。我和他走了大约半英里,走到一个旧池塘,像那样把浮藻拔到后面,必须把他按下去很久才能把他身上所有的衣服打湿了,再拉他上来。是的,先生,没错。他欢喜地上路。他湿透了,我也湿透了,我们……他往一边转,我往另一边转;互相握手,彼此拥抱,穿着湿透的衣服,回到工作中。
嗯,主是真实的,他去做什么事,无需穿戴整齐。外面才是那种地方,你去做任何事都必须穿戴整齐。
19

呐,我记得那天晚上,我们几乎要入不敷出了。所以我们过去收奉献。我说:“朋友们,我不愿要求你们,”但我说:“如果你们有五分钱或一毛钱,”我说:“我有一些债务,实在无法清偿,他们催我,”我说:“我想收一点奉献。”我说:“怀斯哈特弟兄,”神祝福他的魂,今天他在荣耀里了,当时他是个老人了。我说:“来拿我的帽子吧。”

他过来拿我的帽子。大家都……可怜的老妇人坐在底下,威伯太太,她伸手到那件格子围裙下,你们知道妇人围裙里面过去有那种口袋,她掏出那个旧的长钱包,钱包顶上有扣子。那是在大萧条期间,真是艰难。她开始掏出那些五分钱硬币,每次我看到她把手伸到里面,我就感到我的心要那样跳出来。我不能接收那个可怜妇人的钱。我看着她,说:“哦,我只是逗你们大家玩,看你们会怎么做。”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妻子看着我。哈!
20

有位老先生一直在附近的街上闲逛;那天我在街上遇到他,他跳得老高,唱着:“古老的宗教。”他名叫约翰·雷恩,他的头发和胡须很长,他在附近呆了几天。他骑了一辆旧自行车到那里。他将那辆自行车送给我。我把那辆自行车上了漆,卖了五美元,还了债。我不需要收奉献,我们收支相抵了。非常好。神知道一切的事,不是吗?但如果今晚我必须站在审判台前,那是一样东西……

有三样东西是我一生中读到其他传道人的事时所留意的,当神稍微祝福了一个传道人时……呐,我们都是朋友,不是吗?当神稍微祝福他超过其他人时,或者赐给他一个机会为主多做一点事什么的,撒但就开始在那个传道人身上做事,第一件事是三样主要的东西。第一样是钱财,然后是女人和名望。撒但会用钱财在他身上做工,如果撒但能让他……好像是撒但的第一个饵料,就像在伊甸园里一样。哦,如果撒但能让他认为他是个人物,其实他什么也不是,那么,撒但就得到了他。
21

朋友们,在神面前,我在神面前诚实;我回避钱财。有个男人,他妻子像那样得医治了,我相信她是个德国妇人,刚才见证她的乳房被癌症吃掉了。同样的事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有个男人拥有贝尔酿酒厂的股份。当我给那群人施洗,我们站在那里,我抵挡那癌症大约用了一天。帕维德斯医生说:“牧师,那妇人快死了。”

我说:“先生,你愿意从房间走出来一会儿吗?”
我让他出了房间。亲人们站着;我继续祷告;那癌症反击我,反击我。我继续祷告,没有吃东西。他们要我去吃晚饭;我不想吃。我呆在那里,在那可爱的大家里。不久,我命令那癌症;我说:“奉耶稣基督的名,从妇人身上出来。”
那帘子,我希望这话没有绊倒你们,但那帘子挂在底下,我站在大约两打人面前,帘子开始往上卷,像那样靠着杆卷起来,发出“咻”的声音,[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落下来,那妇人站起来了;癌症没了。
三天后,她去城里购物了。我在那边的农渠里给他们施洗。那人卖了他的股份,给我寄了一张超过一百万美元的支票。是的。我拒绝了。人们把支票拿出来;我说:“不要,不要拿给我,不要拿给我。”
22

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一位石油富翁把他母亲空运在那里;她坐轮椅,在那里有两三天了,我正在讲道。我说:“我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坐轮椅进来,灰头发,摇晃着。”我说:“我看见她站起来走路。”我说:“她在哪里?”她坐在底下。我说:“妇人,耶稣基督已经医治了你,站起来。”

她离开,跑着穿过会堂。她坐轮椅大约八年了。那人无法去到我那里。第二天晚上,他拿了一张祷告卡,装得好像他病了,走进队列。他一到那里,就说:“伯兰罕弟兄,我只想要接近你,拥抱你。”
我说:“先生,怎么回事?”
他说:“这是一张支票,我想要给你一张支票。”
我看着支票,两万八千美元;我说:“哦,不,不。”
他说:“这不是为了给我妈妈做的祷告;不是那个。这些钱是我自己的。”我说……
我说,我接过支票,撕了。我说:“不,先生,弟兄,不,先生。神差遣我决不是为了收钱;他差遣我传福音。”
我的妻子有点胖,她是世上最甜美的女人。就是这样。我全心爱她;对我来说,除了她,世上没有别的女人。我尽我里面的一切能爱一个女人的来爱她。她是我妻子,是我孩子的妈妈。即使我不得不离开她十年,我也仍然像我娶她的那天一样爱她。
23

呐,朋友们,名望。我知道这只是一个靠恩典得救的罪人。神随时想要,都可以从我身上拿走他的怜悯。我晓得我是六英尺的尘土,有一天要回归尘土,我就是这个样子。那是……我回避人的尊敬,有时候竭力离开人,他们得说:“伯兰罕弟兄,这个那个……”我竭力避开那个。你们祷告,让我能一直记在心里,让神能使用我,帮助把他的福音带给别人。愿神与你们同在,祝福你们。

24

现在我得快点,讲完一个小见证,我就必须走。首先我要你们答应我,我走了之后,你们为我祷告。当我回来的时候,我会祷告。我希望并信靠神,某个荣耀的日子,我能够再回到伊利,举行一场荣耀的聚会。如果你们许多人在那个时间之前越过了分界线,去到彼岸了,请跟我在那边的朋友们提起我,告诉他们我正在竭尽全力。当你在那里碰见我的亲人、孩子、爸爸等人的时候,请告诉他们说我正在尽最大努力,尽我所知地荣耀耶稣基督,为他的荣耀昼夜做工。有一天我期待回家。愿神祝福你们所有人,赐给你们健康和力量,直到我们再相会,这是我的祷告。

呐,我要讲一个见证。今天我兴高采烈,遇见一位从芬兰来的朋友,一位跟我一起参加聚会的传道人。昨晚我讲到那个死去小男孩的复活,你们记得吗?还有小女孩?嗯,这人认得他们。今天我遇见了他,他当时跟我在芬兰。我要讲完这见证,然后我要这人来证实我说的话。那是一条在海外的路,有成千上万人。
25

但在我记得一件事之前。巴克斯特弟兄说,有个箱子满了信和手帕,放在这里。呐,我宁愿他们不这样做。我宁愿你们个别写信给我,让我能拿起每块手帕,为它祷告。呐,这没问题,我能以一大堆的方式向它们祷告;但我宁愿个别地为每块手帕祷告。多少人相信这点?那是圣经。

呐,只要写信给我,印第安纳州杰弗逊维尔。任何时候我能为你做任何事,我都会很高兴去做。
我们寄出成千上万块手帕,我秘书的妻子坐在这里某个地方,考克斯太太帮忙邮寄。他们拿给我几百码的缎带。我拿起那缎带,为它祷告。真的,有时候秘书他们制作表格等等,寄出去。但你拿到的每块手帕和每条缎带,我都祷告过了。瞧?是的。我知道,如果那是我的孩子或妈妈病了,不管是什么人,我想要事情照圣经说做的方式成就。
26

呐,你们许多人膏抹手帕。那没问题,神所祝福的事我都支持。但如果你忍耐我,《使徒行传》19章,保罗没有膏抹手帕,他从身上拿了手帕围裙。你看到吗?然后我们把它们寄出去,欢迎你们索取。如果你不需要,寄去收到之后,就把它夹在圣经《使徒行传》19章那里。如果小孩得了喉头炎,或类似这样,一件事发生,就把那缎带放在他们身上,看会发生什么事。要真诚。它是信心的记号。

但现在,既然这些手帕在这里,我想为它们献上祷告,我们低头一会儿。
27

亲爱的天父,有几百封信放在这里的大箱子里,其中有许多要寄给有需要的和快死的人。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聚在这里。我们知道你与我们同在。你应许了我们,无论我们求什么,都必得着。现在我没机会读这些信,但当人们写信时你看到了那些信,看到了放在里面的每块手帕。亲爱的神,我祈求你,它们一回到适当的地方,愿鬼魔出去,愿疾病离开。也许在某个黑暗的小房间里坐着一位病得很重的老妈妈或爸爸,他们等候其中一块手帕回去。也许有个小孩子发烧躺着,快要去到彼岸;他们等候手帕回去。哦,愿神怜悯!

一次经上记着说:当你领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他们遇到一座山,红海挡住了他们,他们过不去。一位作家说神透过那火柱俯瞰,看着那挡住以色列人去不了应许之地的红海。神忿怒地俯瞰,红海惧怕了,往后退,让以色列人过去,进入应许之地。
父啊,撒但就像红海,把你的许多子民逼入了绝境;他们被束缚、受痛苦、患病卧床。这些手帕—神恩典的这个记号到达他们那里时,愿同样的神透过同样的火柱俯瞰,愿疾病惧怕,退后,愿人们过去,进入健康和七十岁的应许中。父啊,请应允,因为我现在去按手、伏在这些手帕上,纪念你的道。主啊,请应允每个人都得医治。奉你儿子耶稣的名,阿们!
28

神赐福你们。愿他给你们每个人加添祝福。现在读神的道,然后我要叫祷告队列,因为我们今晚要尽可能多叫,直到他们得把我从这里抬出去,如果他们要的话。我已经问了我儿子他们,让我尽可能站久一些。首先我要从《以赛亚书》53章读一节。

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
再翻到《约翰福音》4章46节。
46耶稣又到了加利利的迦拿,就是他从前变水为酒的地方。有一个贵族,他的儿子在迦百农患病。47他听见耶稣从犹太到了加利利,就来见他,求他下去医治他的儿子,因为他儿子快要死了。
现在听这个故事,留意行为。
48耶稣就对他说:“若不看见迹象和奇事,你们总是不信。”49那贵族对他说:“先生,求你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50耶稣对他说:“回去吧,你的儿子活了。”(他想要耶稣去为他儿子祷告。但耶稣没有去,说……)“回去吧,你的儿子活了。”于是(“于是”是个连接词。)那人信耶稣对他说的话就回去了。(顺从)51正下去的时候,他的仆人迎见他,告诉他说:你的儿子活了。(那是第二天。)52他就问什么时候见好(好转)的。他们说:“昨日第七个小时热就退了。”53父亲便知道这正是耶稣对他说你儿子活了的时候;他自己全家就都信了。54这是耶稣行的第二件神迹,是他从犹太回去加利利以后行的。
29

注意这里。这位大臣,他儿子,他听到了耶稣的名声,他来,想要耶稣下去医治他儿子。呐,那是他想要的方式:下去医治他儿子。

耶稣说:“若不看见神迹,你们总是不信。”
这人说:“先生,求你趁着我的孩子还没有死就下去。”
耶稣说:“回去吧,你的儿子活了。”
呐,要是这人不信,会怎么样呢?他儿子就不会活。你必须相信对你所说的话。你们相信吗?耶稣说:“你的儿子活了。”这人信了耶稣对他说的话。他说:“好的,拉比或夫子,如果你说我儿子活了,对我来说那就够了。”
他返回去;他没有像耶稣告诉他的那样去。呐,那是一天的路程。第二天他遇见了他的几个仆人过来。仆人说:“你儿子活了;他还活着。”
大臣说:“哦,他什么时候开始好转,什么时候开始见好?”现在留意,开始见好,好转一点。
仆人说:“哦,昨日第七个小时,看到热就退了。”
大臣说:“第七个小时就是耶稣说’你儿子活了’的时候。”
呐,圣经说:“这是耶稣离开迦拿以后在加利利行的第二件神迹。”神迹。你们生病来到这里的有多少人感觉到自己好了一些,各处残疾的、受痛苦的,不管是什么,你感到比进来时好了一些,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发生了什么?阿们!就是这样。你好了一些。肯定的。如果你现在好了一些;明天好了一些;后天又好了一些,就会痊愈。
30

只要有像这样大的信心,任何事都可以发生。下一个人的信心有那么深,需要更久一些;再下一个人的信心有那样深,需要更久一些。有人的信心像芥菜种子。但如果它是芥菜种子的信心,是真实的信心,就持守住这信心;继续相信;就会成为大理石的信心;然后又会成为葡萄柚的信心;然后又会成为山一样的信心。只要你持守它,它就会领你出来。持守住它,它就会领你一直到光那里,只要你持守它。

但不要灰心,不要相信症状。症状,那是魔鬼在说谎。有人说……哦,瞧,如果这里有一位女士,我告诉她说她……从不是我告诉她,神告诉她说她会痊愈。嗯,她说:“呐,等一下。”第二天她说:“哦,那癌症仍在流,我垮掉了,动不了,我躺在这褥子上,不能走。哦,也许他……”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哦,也许他错了。”
不,如果她相信了症状;她看的不是症状,她看的是主的道所说的话。
31

不久前,我碰到一个人,他儿子得了黑白喉。你们听说过这病吗?很可怕,对心脏有影响。心电图显示心脏,指针降得很低。他们在聚会上叫这人,说:“你儿子要死了。”

他去到那里,说:“我能领伯兰罕弟兄进来吗?”
医生说:“哦,不行。伯兰罕弟兄有没有孩子?”
他说:“有。”
医生说:“哦,我们不能领他进来。我们实在不能领他进来。”
他说:“请让伯兰罕弟兄进来看我儿子。他要死了吗?”
医生说:“是的。他将在接下来几个小时内死去。”十六岁。
他说:“哦,让他进来祷告。”他说,这人是天主教徒。他说:“你会拒绝神甫进来作临终祈祷吗?”
医生说:“不会,可是神甫不是结了婚的人。”
他说:“可是他在外面,在会众中间。”他说服了医生。
32

哦,他们领我进去,让我穿上长袍,身上裹了很多东西,用各种东西洗手。我走进男孩所在之处。我对站在那里的父母说,我说:“你们相信吗?”

他说:“伯兰罕弟兄,祈求神吧。”
我跪下来,开始祷告。当我祷告时,主的天使降临,说:“你必活了。”我站起来,说:“弟兄,你们听到那个了吗?”
他说:“是的,先生,赞美主神!”
护士回来,说:“对不起,你们都必须离开,特别是伯兰罕牧师。”
我说:“谢谢你,夫人。”开始走出去。
这人开始走过来,说:“感谢你,主啊,感谢你。”妈妈也相当高兴,叫喊。
护士对她说:“喂,你晓得你儿子要死了吗?”
他说:“肯定的,我知道你说的话。”
护士说:“哦,”医生站在外面,是个实习医生。他们相当高兴,互相握手拥抱,你知道,为孩子的医治感谢神。男孩快死了。所以,医生说:“哦,你们这么高兴是为了什么?你们明白医生说的吗?你们明白我告诉了你们说你们的儿子两个小时内会死吗?”
他说:“我明白你说的话,我也明白神说的话。”
医生说:“瞧,拥有信心是好的,但我看不出你们怎么能忽视像这样的事,那男孩躺在那里快死了?”
这人转过身,他是个传道人,他转过身,说:“先生,瞧这里,你看的是……”
医生说:“那心电图显示那心脏的状态,”不管是什么,我不知道,他在讲话,说:“整个世界历史中,那个指针降下来,还从未有一次再上去过。死亡现在就在男孩身上。”
他说:“瞧,先生,你看的是那图表,我看的是神的应许,神说的话。”
33

如果两年前,梅奥弟兄诊所告诉我说我完了。如果我看那个,会怎么样呢?我看的是《希伯来书》3章1节:“他是我所承认的大祭司。”我相信他,看他为我成就的事。

谈到有症状的人,若是圣经中有人应该有症状,就应该是约拿。看看他;他后退了,很糟糕。他的手被绑在后面,被扔到船外,被大鱼吞下去,沉到了海里三英里深的地方。当大鱼或其它任何鱼进食了,它就沉到海底,在海底休息。给你的金鱼喂食,观察它们。它在水里寻找,直到找到食物,然后沉下去休息。
约拿在大鱼的肚腹中沉到海底,手被绑在后面,后退,在暴风雨的海上。如果他看这边,是大鱼的肚腹;看那边,是大鱼的肚腹;无论他往哪里看,都是大鱼的肚腹。谈到症状,他有症状,不是吗?但你知道他怎么说吗?他说:“它们纯属虚无。”他说:“主啊,我要再次仰望你的圣殿,不是仰望大鱼的肚腹,不是仰望我的手被绑住,我要仰望你的圣殿,因为,”我要用简单的话引述:“因为当所罗门献殿时说:你的民若在任何地方陷入患难中,仰望这地方,祷告,求你从天上垂听。”
34

约拿相信所罗门的祷告蒙了垂听。他说:“我不想看这些症状;我要仰望神的殿。”如果约拿在那种境况中,都能仰望一个自然的殿,人所祷告的地方,何况你坐在这里,每天晚上周围都有人得医治。你当转眼不看症状,不看地上的殿,而是看荣耀的门,神的儿子穿着血淋淋的衣服站在父面前,为你所承认的任何事代求。“我不看症状;主啊,我要仰望你的圣殿。”就是在那个地方。

神保守他在大鱼的肚腹中活了三日三夜。对吗?把他吐到岸上,他发预言,完成了他的旅程。
35

呐,喂,你们一些女士,明天如果快递代理人来到你家,说:“你好,你是约翰·唐小姐吗?”

“是的。”
“哦,我这里有东西给你。”
你一看,那是一个装满响尾蛇的箱子。哦,何等的礼物!你的名字附在上面。“这些东西是你的。”
是吗?在某种意义上它们是你的;在另一个意义上它们又不是。呐,你说:“我不想要它们。”
“哦,它们是你的;你的名字在上面。”
哦,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你的,但在你签收之前,它仍然不是你的。如果你不签收,他就必须得收回去。你可能看到你一切的症状,魔鬼说:“就是这样:这是你的癌症这是你的心脏病;这是你的残疾。”
36

拒绝签收魔鬼带来的任何东西,他就必须收回去。你说:“我拒收它。我就是不要,是的,先生。”奉主的名,他就必须收回去。你若相信,承认,说:“我已经接受耶稣基督做我的医治者,”就没有病痛或疾病能留在你身上。要持守住。

但当你一开始虚弱,说:“哦,是的,我还有病。”那你就掉到了你过去所在的地方。你签收了,又拿回来了。你说:“是的,魔鬼先生,我要拿回去。”哦,弟兄!
你站在那里,只要身上还有一口气,就说:“我拒收它。我拒收它。”你感觉怎么样?“很好,哈利路亚!”是那样的。是的。显给魔鬼看你是由什么做成的,你从神的灵重生了,你不需要向魔鬼给你展示的东西低头。持守住,说:“我不要你的东西。”
“嗯,这有你的名字在上面,医生说了。”
“我不管他说什么。我知道神说了什么。带着它滚开。”
是的,就是要这样对付魔鬼;还给他。把病送给你的是他,把病拿回去的也必定是他。
37

神啊,你知道吗?他是你的救赎主。你见过当铺吗?哦,那是个样子可怕的地方。魔鬼把你放在当铺里,耶稣救赎了你,你自由了,从当铺里出来。是的。魔鬼给你这些东西,但耶稣付了赎金。他付了代价;今晚你就从当铺出来。

这让我想起来,一次,我们系住了一只老乌鸦的脚,把其它乌鸦吓跑,不在玉米地里吃东西。哦,那只可怜的乌鸦,它只是发出乌鸦的叫声,别的乌鸦过来,叫它走,它飞不起来,因为它被系住了。
一天,有人经过,看着它,说:“可怜的老乌鸦,它就要饿死了。”于是他伸手,把它解开,放它走。别的乌鸦飞过来,说:“过来,约尼乌鸦,我们去南方;天气变冷了。”那只老乌鸦被系得太久了,以至于它仍以为自己被系住,而它已经被解开了。它继续走来走去,可它被解开了。它还以为自己被系住了,它被系得太久了。
也许那是你在轮椅里或这里那里的状况。但记住,一天,有一位好人。魔鬼可能把你系住了,但有一位好人—耶稣基督,他救赎了你,剪开了你身上的每一根线。哈利路亚!当你看到其他人站起来相信时,也要照样走。你脱离了魔鬼的坑。是的,先生。
38

哦,今晚我怎么啦?阿们!我相信我要回到伊利,在这里某个地方给我举行一场老式的圣灵复兴会,度过一段美好老式的时光。阿们!这是我们所需要的。感谢主!今晚我不太习惯在讲台上像这样传讲医治事奉,但我必须停下来。神赐福你们。你们每个人是自由的,耶稣很久以前就解开你了。只要拒收它,说:“我没有病,我一直都在好转,好转。赞美主,我相信。”留意发生的事。

今晚离开这里,说:“不,我不需要经过祷告队列,再也不需要经过了,不,耶稣啊,我接受了医治,医治是我的。”
邻居说:“你感觉怎么样?”
你说:“很好。”
39

我记得,我吃什么都会反胃;我体重不到一百磅。每次我吞东西,就呜[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喷出去。我下去,抱住妻子,拥抱她,亲吻她,我说:“亲爱的,主医治了我。”

她说:“什么?”
我说:“主医治了我。”
她说:“你确定吗?”
我说:“我知道。”
她说:“你怎么知道?”
我说:“道这么说。”瞧?经上说:“他是我承认的大祭司:承认。我承认他是我的医治者。”
她说:“你能吃吗?”
我说:“肯定能。”
甚至每次我喝一口水,都从鼻子里喷出来。现在我妻子坐在后面看着我,知道那是事实。她说:“你想怎么办?”
我说:“去店里,买一罐猪肉豆,打开它,拿一块面包,切大片雪白的德州洋葱;我想要一些。”
她做了一大块火腿,我拿了猪肉豆,坐下来,祈求祝福,说:“主啊,感谢你。”吃了一大口。
40

医生说:“一口食物、固体食物就会送你去坟墓。不要让固体食物碰到你的胃。”

那是医生说的话;主说:“我是医治你的耶和华。”我要相信谁呢?我嚼碎了那大块洋葱。哦,它的味道太好了!我吞下去,它一碰到胃,就好像一块火炭掉下去碰到一样,又返上来。我用手捂住嘴,又吞下去。它又返上来,我又吞下去。不,先生,我们在那里举行了一会儿拉锯派对。我又吞下去,它又返上来。我又吞下去,它又返上来,我又吞下去。又拿了一块,捂住嘴,叉进嘴巴里,吞下去。打电话给医生,医生说:“那会要他的命,千真万确。”
我说:“哈利路亚!我要快乐地死。”
我走过那里,去到院子里,大家都说:“你好吗,伯兰罕弟兄?”
我说:“很好。”
“胃病还在搅扰你吗?”
“没有,一点也没有。”
是的,继续那样信。我相信了。是的,先生。像那样继续信,那天晚上当我开始躺下,哦,就是这样,每一口都吐在同样的地方。妻子说:“亲爱的,你要什么东西作晚餐吃吗?”
我说:“再开一罐猪肉豆,切一些洋葱。”是的,先生。
41

我知道神的道是真理!就是这样。我又倒了一些猪肉豆在洋葱上。它在那里一直留到早餐的时候,第二天早上我吃了两个煎蛋和一些火腿作早餐。我像这样坚持了一个又一个星期。我太紧张了,看上去像两棵树纠结在一起,有人说:“伯兰罕弟兄,你感觉怎么样?”

我说:“很好!哈利路亚!”
“胃病还在搅扰你吗?”
“没有,先生。没有,先生。”
“身体好吗?”
“当然,我很好,不错。”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主医治了我。”
他说:“伯兰罕弟兄,你说谎。”
“不,我从未说谎;不,我从未说谎。”
当我接受主作我的医治者,他就在一千九百年前医治了我,在我的魂里事情已经解决了。不管这里怎么样;在我的魂里,它已经解决了。我见证的不是身体感觉如何,不是我旧的魂对此怎么想。我的灵说:“基督是你的医治者。”
我说:“主啊,我相信你。”我持守它。
一天,我继续把食物叉下去,叉下去,胃病完全离开了。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体重长了大约三十五、四十磅,感觉很好。哦,主是医治者!但你必须显出你对他的信心。不要以为你是去参加野餐,你是在战场上。是的。你不是去野餐,在那里一切都放在银勺子里拿给你。你有……“我要作王,必须战斗,主,加给我勇气。”瞧?
当别人为赢得奖赏而在血海中航行,
我岂可躺在安逸的花床上被抬回天家?
不,我要作王,必须战斗。
主,加给我勇气;帮助我;支持我,靠永恒不变的道。
是的,先生,站稳在神的道上。
42

那天晚上在芬兰,那个得了医治的小女孩……我的芬兰弟兄坐在这里的什么地方?我要叫你一下。听这个故事。昨晚你们听过了,是吗?我们的弟兄跟我们在一起。那个下巴被撞的小男孩,躺在医院快死了。大约第二天过去了,我想是的。他们不知道要对小家伙怎么办。我过得很不好。我不能去到……我甚至不能进宾馆。那个妇人和丈夫躺在台阶上,他们非得拖我伏在他们身上不可。

我记得那天晚上芬兰小女孩得了医治,我上房间去,以撒克逊太太对我说,她说:“伯兰罕弟兄,能做什么事吗?那些人几乎让我烦死了。”
我说:“哦,我不知道,以撒克逊姐妹,我那样出去是违犯规定的。”
她说:“哦,如果小男孩还活着,明早你愿意在底下见他们吗?”
我说:“好的。”
43

所以我们……她领他们上来。以撒克逊姐妹现在在哪里?她在美国吗?在。一个非常可爱的人。她预约下午让我见孩子的爸妈。非常典型的芬兰家庭,他们坐在那里,看到我过来,他们开始跑过来,像那样俯伏。我说:“呐,你们找椅子坐下,”通过翻译说。所以他们坐下了。我说,他们说:“哦,下去医院医治我们的儿子吧。”

我说:“我医不了你们的儿子。”
他们说:“哦,你医治了另一个死去的男孩。我们的儿子还没有死,但是快死了,他一直没有清醒过来,他的脑子被撞碎了。”
我说:“哦。”脑震荡,不管是什么,还有里面的脊椎等等。我说……脊椎上的血管破裂了等等。我说:“哦,我没有医治他。哦。”我说:“大约一年前在美国,我看见了这男孩得医治的异象。”翻译告诉了他们。她说:“去,为我的儿子看异象。”
44

哦,那是太好了,但你知道,你不能想什么时候看异象就看异象。那不是我所能说的:“给我做一个梦吧。”你做梦,但你不能凭自己做梦。所以,他说,我说:“姐妹,我不能那样做。”我告诉他们,我说:“你们都是基督徒吗?”

“不是。”
我说:“瞧,神可能打算接你们的儿子回家。”我说:“如果你们不是基督徒,如果那男孩死了,你们就永远不能再跟他在一起了。如果你们死了,当你们死了,小男孩去天堂,他还太小,不知道罪。但他会去天堂,而你们不会去天堂,你们就永远见不到他。”我说:“如果你们成为基督徒,如果小男孩死了,上天堂,你们也能上到那不再有车祸的天堂,就可以跟他永远在一起。”我说:“如果你们想要我帮忙,你们就尽力为我做一件事。”我说:“如果你们想要神帮忙,就尽力为他做一件事。”我说:“现在,也许当你们把生命交给神时,你们就能蒙恩,他可能就会救你们的儿子。”
45

哦,他们好好谈了,他们不会亏,因为他们会去天堂;如果儿子死了,他们会跟他永远在一起。如果他们蒙恩,也许神就会医治这男孩。所以他们跪下来,我带领他们归向基督。他们起来,彼此拥抱;这就好了。呐,女士说:“进去,为我的儿子看异象。”

哦,我说:“不。”
她想要我去医院。我说:“不,神可以在这房间跟我说话,就跟他在医院里可以一样。”以撒克逊姐妹告诉了他们。哦,她说:“你进去,我们等候。”
我说:“瞧,神可能一句话也不跟我,;我不知道。”我说:“如果神说话,我会告诉你们。如果男孩要死,神告诉我,我会告诉你们。”我说:“我会……我会告诉你们他会不会死,如果神告诉我的话。如果他不说话,我什么也不能说。”
哦,最后以撒克逊太太让他们回家了。哦,他们回到家,大约二十分钟就打电话来,说:“他看见异象了吗?”
“没有。”
46

所以……如果他想,他可以把手指塞在耳朵里,他们是非常甜美、和蔼的人,芬兰人是这样。我这样说,不是因为这人坐在那里,因为我想他不怎么懂英语。他说……他们是非常可爱、和蔼、甜美、谦卑的人。

所以他们……他们没有很多世上的东西,但他们爱主。那是放财宝的地方。他们在神的国里是富足的。
所以,过一会儿,他们就打电话来。他们想要知道异象来了没有。哦,那天下午他们打了几次。那天晚上,我们回到家,小女孩得医治了。我拿着放在这里的同一本圣经。呐,如果这里有芬兰人……我这样说,不是有意要伤害你们对这事的感情,也不是想要伤害巴克斯特弟兄的感情。
47

说到吃东西和类似的事,我们在美国生活过得好。不久前,我们上加拿大去,我们去萨斯喀彻温省艾伯特王子城;我们大约有一万印第安人、爱斯基摩人等参加聚会。

在那里,他们不……他们的糖果没有我们这里的糖果贵。一些糖果,我去……我们在那里拿了一些糖果,味道几乎就像淀粉。因为人们买不起,不像他们在这里那样。是真的。我认为加拿大是一个可爱、很好的国家,比我们国家大多了,资源比我们丰富多了。那里的人是好人,但他们是穷人。他们的道路不好,没有钱修路。但这帮美国人很富足,我们是世上最富足的人。
他们的糖果不好,我弟弟霍华德说,我想你们很多人知道霍华德。他进来,他说,那天晚上他回来,他说:“比尔。”
我说:“是的。”
他说:“你说到加拿大的糖果不好,尝一尝芬兰的这种糖果。”
哦,他给了我两粒像这样的糖果。我握在手里,我们要上台阶。巴克斯特弟兄和霍华德一起睡;他们去了房间。摩尔弟兄和林赛弟兄,他们去了房间,以撒克逊姐妹去了房间。他们让我住在私人房间里,因为夜间主的天使来访。有时候天使在夜间临到我,告诉我第二天要得医治的每个人和每件事。我向经理引述了;我说:“你们留意,他们会有很多人,一个人在这里,一个人在那里,这里这个人要得医治。会有一个妇人进来,以某个方式穿着,躺在褥子上,她来自某个地区,会得医治。”事发前告诉他们有关聚会的一切事。哦,天使像那样进来。
48

所以,我走进房间,拿着那两粒糖果,像那样放在桌子上。我把圣经放下,不,对不起;我把圣经放在心口。我走到那里。你知道,走过那个公园,库奥皮奥的那个长长的公园,那些可爱的芬兰人正穿过公园,回家,赞美神,有士兵等人。那里的一些贫穷士兵从未刮过胡须;他们只是军队里的孩子。那些俄国人在那里大批地杀死他们,他们只有穷人。他们正从那里经过,说着话。

我往外看。哦,夜里天还不黑。所以,我看着外面,举起手,我说:“伟大的耶和华神啊,太好了,太荣耀了!”那天晚上,那个小女孩得了医治,拿掉了支架。我说:“赞美归给你的圣名,我多么爱你,我多么崇拜你,伟大的神,创造天地的主。”就在同一个方向,那些俄国飞机从那里飞过来轰炸你。
49

我正看着,说:“有一天,俄国的飞机有一天要飞来,但有一天耶稣要降临。”我说:“哦,那时对这个国家将是何等的差别。他们不是跑进防空洞和城市周围建造的东西里面,他们会跑到街上叫喊:’耶稣,谢谢,’拼命地叫,双手举在空中赞美。”我说:“哦,我多么爱你!”

我感觉到一样东西。我转过身,天使站在这里,就站在我身旁。他手里拿着一个小玻璃杯,大约这么高,里面有两朵美国的复活节百合花。复活节鲜花、水仙花,不管你怎么叫它们;我想他们那个国家里没有那些花。复活节花,很长,样子像旧留声机上的喇叭。我想他们那个国家没有那些花。
50

那些花在那里,天使把它们放在一个小瓶子里。他把花放在我面前,没有说一句话。我不能……只是站在那里。他是个高大的人,黑头发垂到肩上,橄榄色的皮肤,光滑的脸,黑色的眼睛,双手总是像这样叠着。他把这花瓶放在这里,放在我面前。其中一朵花对着北方,垂下来了。另一朵开始下垂,发出“嘟嘟嘟嘟嘟”的声音。[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天使说:“你弟弟给你的是什么?”

我说:“先生,是一两块糖果。”
他说:“吃掉它们。”
我拿起一块糖,放在嘴里;咀嚼着,味道很好。我把糖吞下去,这朵对着北方的复活节花发出“咝咝”的声音,[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立起来了。我看着它。
天使说:“把另一粒吃下去。”
我拿起它,哦,味道不好;我说:“咻,”我把它从口里取出来。另一朵花开始经出“嘟嘟咻”的声音,[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几乎垂到底了。
天使说:“那两朵花代表那两个男孩。如果你不吃这粒糖,这男孩就会死。”
我把糖又放回口里,开始快速地咀嚼,然后吞下去。当我吞下去时,这朵花发出“咝咝”的声音,[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像那样跟另一朵花立在一起。
你知道,那两个男孩就是这样倒下的。一个倒向北边,另一个倒向南边。倒向北边的男孩是在路上被撞死的男孩;倒向南边的男孩在医院快死了;医生说:“他永远清醒不了;他的脑子受了震荡,他的脊椎上有东西。他醒不过来了。”都没有人给男孩洗脸。
那天他们整天打电话,打啊打啊。他说……这朵花那样立起来了。当花立起来时,天使看着我,双臂抱在一起,我看过去,你们在照片上看到的那道光像这样旋转,这光落在天使头上,天使走进光中,离开了房间。
我站在那里,摸摸我的手,咬咬手指;我麻木了一会儿。异象离开了我;那不是异象。我不是要说异象,那是……我在这里看异象,但那就跟我或你一样真实。我站着看他。
51

我赶快跑出去,叫喊,我说:“大家过来。”巴克斯特弟兄出来,霍华德、摩尔弟兄、林赛和他们所有人跑出来。我说:“去叫以撒克逊太太。”他们叫了她;她来到那里;我说:“主如此说:打电话给那女士,告诉她:主如此说,她的孩子必活了,不会死。”

她说:“伯兰罕弟兄,大约一小时前她打电话来,说孩子处在最后阶段;医生说孩子两个小时内就会死。”
我说:“我不管他说什么,主如此说:孩子必活了。”
她跑到电话那里,他们那里的电话不像我们这里的电话。她在旁边摇电话,接通那家人。有个保姆跟他们的小孩在一起,说:“他们刚打电话叫他们去医院:孩子要死了。”那个男孩。
于是他们打到医院,叫妇人听电话,以撒克逊太太说:“伯兰罕弟兄说:’主如此说:男孩必活了。’”
妇人说:“我清楚这事,他刚醒过来,坐在这里,好极了。”坐在那里,正常,好了。今天孩子生活在芬兰库奥皮奥,靠着主耶稣基督的恩典,靠着启示的大能,靠着圣灵的大能,是个正常健康的孩子。
52

这位弟兄刚好在一起。他是个芬兰弟兄,当时跟我们在一起;我今天遇到他;他知道这事。弟兄,请过来,你叫什么名字?沃特金,沃尔达林。弟兄,你得来说,我不擅长说那些名字。

好的,我要问你:那些见证是真的,是吗?
[原注:弟兄的证实如下。“是的,它们是真的。作为一个目击者,我当时在场。我来自芬兰,是赫尔辛基塞勒姆教会的助理牧师,我也在库奥皮奥那里。我们在一个山坡上,所有的车都停了,我们下去,那里发生了车祸。一个男孩从死里复活了,另一个男孩得医治了;他们今天得医治了。还有伯兰罕弟兄昨晚讲的小女孩,她真的得医治了。赞美神!许多其它不可思议的事在那里发生了。那场大聚会因伯兰罕弟兄及其团队在芬兰举行,它仍在成长,为神的工作结果。赞美主!”]
阿们!神赐福你,弟兄。很高兴再见到你。神赐福你。神的平安临到你。神赐福你。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这位弟兄从芬兰一路过来。
53

当我引述这故事时,我几乎不知道这人会坐在现场。今天下午,我遇到他进来。哦,何等的时光!多么荣耀的时光!

这里还有芬兰人吗?那天晚上有个得了医治的人经过讲台向我喊:“神的平安归于你”。我想他们不在这里了;我清楚地记得是个女士。哦,女士在那边。是的,没错。你不……女士,当我在那里时,你在芬兰吗?你生在芬兰。你是那天晚上经过讲台、在台上得医治的女士吗?赞美主,神赐福你。你认识这里这位弟兄吗?你们应该互相认识一下。好的,弟兄,你看到她是谁了。好的,很好。
让我们说:“赞美主!”
54

天堂将来就是这样,会有德国人、芬兰人、意大利人,甚至爱尔兰人也会在那里。阿们!我说:“我知道那里有一个;他们叫他米迦勒。”好的。今晚神在这里,你们相信吗?他本着怜悯,在这里医治病人和受痛苦的人。

好的,现在是我们叫祷告队列的时间。愿神与你们同在。博比弟兄,请你今晚为我弹琴,弹我喜爱的歌:“与我同住。”某个早上,这个必死的生命都要结束,太阳将最后一次落下。这个古老的地球将炸得粉碎。也许今晚五百年后将会有……现在让我们从心里画出我们的图画。
55

今晚五百年后,想象一下,我听见风在呼啸;我看着地球,它偏离了轨道。原子弹把它炸得偏离了轨道;它处在阳光中,快速地旋转,风刮着。地上没有活的东西。沙子刮过去,呼啸着。许多倍,成千上万度的热气落在地上。再也没有水,这次是火。

我看到竖在沙子上的是什么呢,是一块墓碑。有人的名字刻在上面。他们今晚可能就坐在会中。朋友,如果你没有与神和好,那时你的魂在哪里呢?……
让我们再往下画一点。我看见神又将地球带回到轨道上。地上又住人了。狼和羊羔一起吃草。我看见一个美丽的黎明,一个类似东方热带的环境,高大的棕榈树,美丽的鸟儿在歌唱。我走来,观看,走过那边的花园,白鸽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什么在走过来?那位要坐在大卫宝座上的,他穿着白袍走来。哦,我想要站在这边,你们呢?当他经过时,可能我的脸颊上流着眼泪,我看着他,说:“就是这位可爱的人救赎了我。”
56

当大宴席设立时,我们都围着桌子坐,那是婚筵。我要往桌子对面看,我说:“我认得他;他来自芬兰。我认得他;他来自伊利的聚会。”我把手伸到桌子对面,握住你的手;我们必须洒一些眼泪,不是吗?

首先你知道,王要带着他一切的荣美走出来;他要拿双手,擦去我们一切的眼泪,拥抱我们,说:“现在不要哭了;一切都结束了。这里再也没有医治聚会了,再也没有炎热的晚上,再也没有眼泪,再也没有轮椅、拐杖;一切都结束了。可进入主的喜乐中。”我想要在那里,你们呢?
57

我们的天父,与我们同住,直到那个时候。愿你的怜悯降在我们身上。愿你的恩典降在我们身上。那里必有一面大旗、一个国家、一群子民说一种语言。哦,何等的日子!哦,对许多人来说那可能是许许多多年后;对一些人来说可能像是奇特的梦。我们今天看到的对其他人来说也是奇特的梦,但我们活着看到它。主啊,当你说话时,就一定是那样的。我们必看到它。想一想,我们必死的人有一天要看到我们所说的这件大事,因为主已经那么说了。

主啊,当我们在旅程中时,请与我们同住,好吗?愿你的灵今晚降在你卑微的仆人身上,用你预言的恩赐恩膏我。愿我能做你吩咐我做的事。这六年来,你没有离开我或撇下我一次。我知道你今晚也不会。在猛烈的战斗中,你总是在那里;你参与了。
58

主啊,今晚是结束的晚上,我感觉到信心拉动得厉害;那就是为什么我才讲一点点。主啊,愿今晚成为那样的,当聚会结束时,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我们为昨晚那妇人的医治和从她身上除掉支架感谢你。我们为今天下午女士得医治离开轮椅感谢你。我们为女士的癌症得医治感谢你。这些有心脏病和不同病的人,哦,我们为这一切感谢你。主啊,正如你仆人说的:“今晚也如此。”我知道你说了这些话。许多已经得医治的人在这里;他们此时还没有意识到。主啊,请应允,今晚是一个伟大的时候。我们奉你儿子耶稣的名求,阿们!

59

大家都存敬畏的心。现在大家都要全心、全魂、全意相信,好吗?好的。在我开始队列前,让它这样显明。我们今晚要尽量呆久一点。然后我要看……这里有多少人相信按手?我要看我能不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主的旨意,如果大家没有在一个时间里得医治,我要看到大家都接受了祷告。是的。

60

现在,这里有多少人想要接受祷告,会堂任何地方,请举手?嗯,大约有五、六百,可能是五百、六百。我不知道;我看到外面几排还有人。

现在,记住这点,朋友,我不可能对批评者负责。若是什么事发生在批评者身上,我不负责。大家都听到,请举手,让我……瞧,我对发生在批评者、批评的人身上的事不负责任。因为记住,当鬼魔从一个人身上出来,他们要找一个地方去。他们会去任何他们能去的地方。现在我……
当一些人说“哦,那个神医”时,多少人会见证?你们要站出来,说:“伯兰罕弟兄说他不是神医。”你们会为我那样做吗?记住,只有一位神医,就是全能的神。甚至耶稣基督也不是神医。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是他在做事。”对吗?
61

我开始纳闷、思想,也许因为没有太多人得医治;我在底下会众中看到他们,可能他们已经得医治了。现在,只要存敬畏的心。好的。

晚上好,姐妹。你全心相信吗,女士?呐,你我是陌生人,不是吗?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吗?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是。我们互不认识。但神知道我们俩;从我出生起,他就知道我;从你出生起,他就知道你。我相信他爱我们俩,因为我们俩都是基督徒。你是个基督徒姐妹,我是个基督徒弟兄,你已经听过有人对此做的评论。毫无疑问,你有问题。你当我是神的仆人、你的弟兄而来我这里,帮助你一起更加相信耶稣。对吗。是的。
62

哦,如果我能为你做什么事,我会很高兴地去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求神让你痊愈。呐,如果神现在要做一件事,超过他已经做的事,他已经为你的医治付出了代价。但你要学习如何为你的医治填支票。呐,如果主能做一件事,对你说一件过去的事,那必须是预言的灵,或知识言语的恩赐,追溯你的生命旅程,在那里找到一件事,使你回想起它来。你就会说那是一件你知道是超自然临到的事。

呐,正如我刚才说的,你是个基督徒;我知道你是个基督徒,不然你的灵不会受欢迎。每个晚上你都注意到,在队列和各个地方,罪人总是被叫出来(瞧?),它根本不会拥抱罪。你是我第一个交谈的病人,是今晚第一个来到台上的姐妹,不是病人,而是我要交谈的第一个人。像我这样讲道之后,需要一些时间让恩膏临到我。
63

你是……你晓得它在附近,不是吗?是的。你是……呐,当你这样说时,你比先前更加感觉到它,不是吗?它现在正降在你头上。

现在,你我之间有一道相当朦胧的光。姐妹,我现在看到你,是的,你是……你有关节炎,不是吗,姐妹?有时候比别人更严重。我看到你穿着某种浅色的裙子。你在某个地方走路,像是有点一瘸一拐,你必须坐下来休息。那是在一个院子或什么东西里。看上去周围有很多草和树。我还看到你有……你还有胆囊炎,不是吗?我看到检查……喂,你还做过手术,不是吗,姐妹?另外,是的,你做过二、三、四、五、六次,你做过六次手术。对吗?是的。好的,过来,得医治,姐妹。
我们的天父,怜悯的神,应允我站在这里的姐妹得医治。主神啊,愿她今晚痊愈,我奉你圣子耶稣的名祝福她。愿她离开这讲台,成为一个健康的妇人。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你相信我吗?如果我告诉你说你会痊愈,你相信吗?你相信。神祝福你。
让我们说:“赞美主!”
看她现在走路了。她已经得医治了。让我们称颂主。好的,带下一位女士来。
64

晚上好,女士。你全心相信吗?你想要信,不是吗,姐妹?是的,是的,夫人。哦,不要怕。你自己奇怪。女士,你生命中曾经有一个时候,你被阻碍了。有很多的事搅扰你。你是个肺结核病人,不是吗?你患了肺结核。你有很多病。你有。你试过了要有信心。喂,你属于圣洁派信徒,五旬节派信徒,之类的。对不对?我看到你在聚会中,你在会上欢呼。

有时候,你感到尴尬,当你试图……你咳嗽得多,许多时候你假装那是别的病,不想承认那是肺结核。你再也不需要那样做了,女士。这将是你得医治的时刻。过来吧。你相信我是神的仆人吗?
全能的神,生命的作者,今晚施恩给我们的姐妹,我们看到她的心在这里崩溃,求你回到那里,拔出她生命中的那些事。撒但,我奉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的名来,你向医生等人隐藏了,但你不能向神隐藏。奉耶稣基督的名,我按手在这妇人身上,祈求她的医治,从她身上出来,奉主耶稣的名。姐妹,去作见证,荣耀神。
65

让我们说:“赞美主。”阿们!

哦,我就是喜欢看到人们这样来。信心,像马利亚那样过来,“主啊,就是现在,无论你向神求什么,神也必赐给你,无论是什么。”好的,带女士过来。好的,大家现在敬畏,全心相信。
会众,巴不得你知道此时这里的感觉如何。何等的感觉:恩典,恩典,奇异恩典。在我看来是,当然,我站在这里,恩膏在这里。在我看来,会堂的每个人都能站起来,得医治。在我看来像是这样的。现在,尽你所能坚持一会儿。瞧?如果你……这么说很糟糕,但是尽量,让这里这些人能看到,也许是第一次来这里的人。现在要有信心,此时相信耶稣会使你痊愈。接受它,祷告,要有信心。
66

你好,女士?现在大家存敬畏的心。我们是陌生人吗?我们是陌生人,我不记得我见没见过你。哦,有……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哦,我会……我会……我必须有某个方式才能找到它。呐,那不会医治你,即使我能知道你有什么问题,也不会医治你。但那可能会给你鼓励。你想知道我要说什么。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是的,我想是的。是的,我不是有意要说……我知道你刚才在想什么,因为它临到了我。呐,你知道是真的,不是吗?你想知道我要说什么。哦,我要告诉你我要说什么。

你的病是反常的病。很难理解;是你身上的某种腺体或管子崩溃了。对不对?我说它是从你耳朵到喉咙。怎么样,对吗?去吧,耶稣基督使你痊愈了,你可以好了。神赐福你,姐妹。
让我们说:“赞美主!”
67

只要有信心,就是这样,我看到那个像管子一样打开,一直沿着她的脸下去。哦,太好了,何等奇异。难怪他说:奇异恩典,何等甘甜。要有信心,现在相信,神必使它成就。你相信吗?你们队列里的所有人呢?全心相信吗?底下的人怎么样呢?你们相信吗?好的,只要继续有信心,神必使它成就。

68

带病人过来把。现在大家存敬畏的心。晚上好,女士。一个羞怯的灵,就是那种,通常是有点羞怯的那种灵。没有太多话要说,思想深刻的人,总是事前计划;还从未那样发生。但你有某个良好的教训;你也有很多痛苦,不是吗,女士?你生命中还曾有很大的惧怕。一件事,似乎当你是个女生的时候。我相信是一条狗什么的。我看到某个东西在吠、继续吠,你跳啊喊啊。你只是个小孩子。生活一直下来。最近你相当紧张,哦,是的,这里有别的事出现。姐妹,对不起,是的,我相信你知道。是癌症。过来一下。

我要你看一看我的手。我要你把手放在这里,放在我的手上。看看我的手在那里怎么转变,看到了吗?看看那些白点,看到它们在我的手上冒出来了吗?那是癌症的生命。我要把手拿掉。现在它们停止了。呐,我把自己的手放在上面,那里没有,是吗?把你的另一只手放在上面,那里没有。你的这只手跟那只手一样是人,不是吗?同样的手,同样的人。呐,再把你的两只手换一下,把这只手放在这里。现在看,又出现在那里了。看到那是什么吗?呐,留意它,我握住它一会儿。留意这只手,看它怎么肿胀,变黑,小白点在手上冒出来。对吗?如果是,请举手,让会众知道这是真的。
69

呐,把你的手从我的手上拿掉,它们就轻易消失了。现在把我的手放在那里。它们没有出现,是吗?哦,我跟你一样是人。瞧,我要你注意;这不在乎手所在的位置。现在把这只手放回到这里。瞧?呐,不在乎手所放的方式、位置,还是一样。对吗?呐,我已经告诉你事实了,不是吗,女士?呐,你看到我已经藉着异象告诉你事实了,这里有一件身体上的事也印证它是真的。

呐,我无法使那东西离开你,只有你的信心能。但这将是一件事。因为你这类人想要相信。但是你……你是……我不知道如何解释……你知道我想要说什么,你这类人羞怯、腼腆。那是一件事。你想要相信,你想要使自己,把自己推向一件事,但那行不通。瞧?它必须是一个安定的信心,像你还是小女孩的时候你妈妈告诉你的:“亲爱的,星期六晚上我要给你一条新裙子。”你盼望它(瞧?),你盼望得到那条新裙子。现在盼望同样的事,叫神医治你。只要安定。他是你的天父。你妈妈可能不能履行那个义务,但神能履行他应许你的一切事。瞧?
70

现在看我的手,它在那里有一会儿了。现在注意,当你举手时,我的手仍然会像那样一会儿。呐,你看,刚才当你的手在那里放一会儿,就变成……你把手拿掉,我的手又变正常了,不是吗?现在,移动你的手,注意它留在那里有多久。呐,看,它消失了。瞧?明白我的意思吗?现在把你的手放回去,让手掌碰到它。它又出现了,看到它又出现吗?就是这样,看到它又肿胀,变黑。好的。

瞧,女士,我想要你从这边过来一会儿。为要创造你的信心。呐,在你的病情中,需要接受挑战。要有挑战,必须要命令那东西出去。呐,如果我必须靠自己的信心排除它,因为神应许了我,我若真诚……现在它可以离开你,你会知道的。但它会不会离开你,那是不同的。因为当污秽的灵从一个人身上出去,在无水之地走来走去,然后回去,对吗?如果房子的壮士不在那里抵挡它,它就会进去。
71

呐,我们想要得到的是更多的力量在你房子的壮士里面,即信心。对吗?现在,如果你能看这里,藉着启示看那个,藉着身体上的东西在你的手上和我的手上显示,一件事正在发生。你注意到它那样波动了吗?

会众,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它,注意这里。就是这样。看到它出现了吗?留意它的消失,现在它在退去。瞧?呐,它又出现了,瞧,就是这样,看到吗?留意它的消失。听它发出“嘟嘟”的声音,[原注:伯兰罕弟兄示范。]等一下,不要站着说怕。呐,你能看见吗?你能看见吗?呐,那是什么?那是恶性肿瘤留在那里,是活的,一个鬼魔,丑恶、黑暗。那东西知道。瞧,她是个女士,我是个男人;我们都是人。她有一个想要相信的灵,这里有东西要相信。唯一的事就是让她的信心提升到一个地步,即她真的相信,癌症就必须离开,必须离开,它知道。如果它……如果它……如果它……它必须离开,如果它离开,如果她的信心持守在那里,信心就把它除掉。
72

你注意,我看到瞎子来到讲台,恢复视力,读圣经。两三天后,又回来,像以前一样瞎了。你说:“神的医治持续多久?”只要信心持续多久。“救恩持续多久?”只要信心存在多久。对吗?是的。如果神能使它离开这里,神就能让它离开。同样的信心。

现在看看我的手。我要你注意我的手。让我,我能让会众……现在看到我的手吗?我要你看这里。我要把手放在那里,这样你们就能看见。看到它多么光滑,洁白。现在把我这只手拿开,女士,把你那只手放在上面。看到它多么光滑、洁白,看看现在,相当光滑、洁白。
现在我把我的手放上去,留意当我把这只手放上去的时候。女士,现在把你这只手放上去。现在看看那里。瞧,看到那些大白点出现在那里吗?那是癌症的生命。现在它怕了,它知道它必须得离开,只要这位女士的信心相信。
呐,瞧,女士。看看那里那个点,看到它怎样消失吗?那是妇科失调,也撞击在那里。你知道这事。嗯,是的,喂,你有不少病,不是吗,女士?你以前也做过肿瘤手术,不是吗?是的。
73

现在,我要病人走近。我要把手放在这里某个地方,好除掉一切的疑惑等等。呐,我要你留意我的手,亲爱的姐妹。呐,你……我要你不闭眼睛。你留意我的手。我要让会众看,因为这次这东西必须被赶出去。靠着神的恩典,靠着我的信心,它要离开。但你真的肯定一件事在发生,不是吗?它在那里;身体上显示它。圣经说:“凭两三个见证人的口,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

首先,你是陌生人,我讲了你的生活,你有什么问题。它显明在这里。那是两个见证人。如果它说,亲爱的姐妹,我能说的唯一的事,就是神有怜悯。你在地上没有多久了。但如果它离开,你就会活。呐,我要你跟我一同相信,我要祷告祈求神,愿他医治你,让癌症离开。如果那个停止了,癌症就离开了。如果它不停止,癌症就没离开。这是对你诚实,不是吗?你是个女士,我的姐妹。
74

好的,会众,现在记住这点:把这当作警告,你们低着头,直到听见我说:“抬头。”因为这不是……呐,如果我要求它离开,它就离开,好的。但当你必须把它赶出去,它就被骚扰。

呐,传道人,我要问你们一件事,耶稣说:“他们奉我的名可以赶鬼。”对吗?他们要把鬼赶出去。呐,我没有说我能赶。但妇人知道如果鬼出去,她就会知道,感觉到,当鬼出去的时候她知道。如果鬼不出去,妇人就活不了多久。
呐,女士,你留意,相信。相信现在对你说的话是从神的灵来的。好的,请低头,无论里面外面的。呐,我要你留意;你作判断。瞧,你是这个得癌症的人。它再也不能搅扰你了。瞧?现在我要把手放在某个地方。看到它是什么颜色吗?看看这只手。现在我根本不想移动我的手。
75

我们的天父,我这样做不是要自作聪明,父啊,你知道我的心。我这样做,只为这个站在这里的可怜妇人,年轻妇人还有很多生命但她情况严重,我祈求你怜悯她。主啊,请应允她痊愈。她想要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活着。我们都想要活着,她在努力尝试。亲爱的神,可怜羞怯的人,我晓得有一些小病的人也许会带着小病过普通的生活。但我们晓得得了癌症,若是没有你的帮助,她不可能活多久。神啊,我祈求你帮助。主啊,帮助我的信心,全心相信。赐下你天使的大能和恩膏,让他……让基督的血立在我和这仇敌之间。

称作癌症的魔鬼,我凭着决斗的信心来,宣告对耶稣基督庄严的信心,认领从我生到世上的时刻神的天使就交给我的神圣恩赐,这恩赐已经在全世界被印证了。你知道有关他的一切。这妇人今晚上来求帮助,我在这信心的渠道里来挑战;我宣称你再也不能拘禁这妇人,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妇人。你这鬼魔,从妇人身上出来。
76

大家都存敬畏的心,鬼魔仍在拘禁她;她正在留意我的手。鬼魔仍在那里,是吗,姐妹?在我睁开眼睛之前,大家存敬畏的心,祷告。

全能的神,生命的作者,各样美好恩赐的赐予者,你这样应许了,主啊,我相信你。哦,请垂听我的祷告,应允你的仆人,主啊,赐一样东西给我们的姐妹;她想要相信,主啊,请应允。
你这鬼魔,奉耶稣基督的名,从妇人身上出来。
现在,鬼魔走了。你们继续在各处低头。鬼魔走了,女士。
呐,在我睁开眼睛之前,你留意我的手;它离开了,是吗?我的手变正常了,对吗?女士,病人,我请你说话。是的,好了,在我睁开眼睛之前,大家睁开眼睛。我要你看我的手。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姐妹?你认为发生了什么事?[原注:姐妹说:“我得医治了。”]你得医治了,是的,姐妹。
呐,留意她,会众,看到我的手了吗?现在把手拿掉。把这只手放在上面。现在把这只手放上去,把这只手放上去。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姐妹?你知道那个身体上的样子,对吗?看,会众,同样的手,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地方,各个地方。对吗?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你得医治了,姐妹。欢喜地离开讲台,痊愈了。现在大家尽可能存敬畏的心。
77

你是病人,不是吗?好的,亲爱的姐妹,你全心相信吗?相信神在这里使你痊愈吗?你相信。呐,你对这一切怎么想,你相信它是全能神的大能吗?你……不可能是别的东西。哦,你受神经紧张折磨很久了。你不健康很久了。另外,你得了……哦,是的,你的后背有问题,不是吗,女士?我相信你后背的一个椎间盘有问题。对不对?是真的吗?过来这里。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祈求我姐妹的医治,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愿这鬼魔放开她,从她身上出来。
现在弯一弯身子。好的,她脱位的脊椎回去了。神赐福你,姐妹,你得医治了。欢喜地离开讲台。
让我们说:“赞美主!”
78

姐妹,你相信我吗?神赐福你。我永远忘不了;我相信你是我来这里参加聚会起第一个上讲台的黑人女士。我永远忘不了一次发生在阿肯色州琼斯伯罗的事。一个黑人女孩哭着经过人群,她瞎了。我在会堂后面为她祷告。你们许多人听过这见证,是吗?可怜的人,没有人理会她。

她走过来。我站在外面,想要进去,大约有两万八千人挤在那地方,我正想要进会堂。一个得癌症的女士得医治了;他们说她死了。我不知道,我想她是昏迷了。
79

但我记得,女孩无意碰到了我,她说:“对不起。”

我说:“你要什么?”
她说:“我丢失了爸爸。”她说:“我找不到他,我看不见,先生。”
我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她说:“孟菲斯。”
我说,往那里看,看见那排包租的巴士;我是在琼斯伯罗。我观看,见那些包租的巴士停在那里,我看见其中一个人说:“孟菲斯。”我说:“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说:“我来见医治者。”
我说:“什么?”
她说:“医治者。”
那里没有人,八天就是在那里,我在讲台上四个昼夜,没有离开讲台,为病人祷告,睡在讲台上,不管吃什么,都在讲台上吃。我说:“你相信那是真的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嗯,我们有很多优秀的医生……”
她说:“先生,我小的时候,眼睛上出现了白内障。医生告诉我,当时机成熟了,”我不知道她这话的意思,“他们会把白内障取出来。呐,白内障缠住了我眼睛的视神经,如果他们把白内障拔出来,就会把我的眼睛挖出来。”她说:“今早我听了广播,一个瞎了十二年的人从肯尼特来这里,恢复了视力。”那是那天早上发生的事。她说:“我来看我能不能见到那人。他们告诉我说我甚至靠近不了那地方。我丢了爸爸,我看不见;没有人帮我去巴士那里。”
我说:“你相信天使的事吗?”
她说:“是的,先生。”她说。
我说:“你相信那人会祈求你得痊愈吗?”
她说:“我告诉你做什么,只要你拉着我的手,领我到他所在的地方,那时我就能找到爸爸了。”
那不是我力所能及的。我说:“你相信那是真的吗?”
她说:“是的,先生。”
我说:“也许我就是你要见的人。”
她抓住我,说:“你就是医治者吗?”
我说:“不,小姐,我是伯兰罕弟兄。”我说:“耶稣是医治者。”
她说:“伯兰罕弟兄,不要把我漏掉。”可怜、瞎眼的女孩站在那里。
我说:“我肯定不会,姐妹。我肯定神也不会。”
我永远忘不了,我拉着她的手,说:“主耶稣,一千九百年前,有个古旧的十架拖过耶路撒冷的街道,拖出了背负者血淋淋的脚印,他可怜单薄的身体脆弱,在重压下摔倒了。”[原注:磁带空白。]
80

奉耶稣基督的名,得着你的医治,大妈。离开讲台,好了。阿们!神赐福你,欢喜快乐地去吧。

[原注:磁带空白。]糖尿病,去得痊愈,我的弟兄,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好的,带女士来这里。好的,姐妹,是的,你相信吗?好的,那肿瘤从你身上掉下来后,你留着它,寄给我。神赐福你,姐妹。阿们!
让我们说:“赞美主!”
过来,姐妹,你相信吗?你想不想摆脱那哮喘?去,奉主耶稣的名呼吸,得着你的医治。
让我们说:“赞美主!”
过来,女士,你相信吗,姐妹?你想那心脏病好起来,不是吗?去得着你的医治,奉主的名。
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你相信吗?
你好,姐妹?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想要摆脱那癌症,不是吗?去,得医治,奉主耶稣的名,痊愈。
81

朋友们,是那样的。相信。坐在那里的姐妹,你怎么想,你全心相信吗?你想要摆脱那后背的疾病,不是吗?从另一边走下讲台吧,你得医治了。神赐福你。

就是要这样相信。呐,你正在这样做,现在你走对了。是的。
好的,过来,女士。你对此怎么看?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姐妹经过讲台时,肾病就离开你了。
让我们说:“赞美主!”
现在你在相信。就一会儿,当我转过身时,患那病的女士就得医治了。是的,灰白头发、坐在这里的女士,坐在那后面,穿着绿色圆点花样裙。你后背也有病,不是吗,姐妹?是的,你现在得医治了。你可以回去,好了。神赐福你,姐妹。
让我们说:“赞美主!”
82

带女士过来。好的,姐妹,你对此怎么想?你相信吗?把手帕放在另一只手里,把你的手放在我的手上。在你看来那像什么?那里有奇怪的景象,不是吗?是癌症。过来一会儿。你知道当主的天使遇见我时,这是他说的第一件事:“甚至癌症也不能在祷告面前站立得住。”你相信吗?我要你重复这话,留意我的手。当我说的时候,你从心里重复这话。

主耶稣啊,现在我要你留意,看见那东西出现在我手上吗?主耶稣,[原注:姐妹跟着伯兰罕弟兄重复。]我相信你;我接受你作我的医治者;我相信有一位超自然者对伯兰罕弟兄说这些话。我相信他的同在现在就在这里。我接受我的医治。
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改变了,不是吗?颤动停止了,是吗?你的信心使你痊愈了,姐妹,你的癌症死了,没有了。神赐福你。
83

哦,可怜的孩子,抱着他,把他放在这里。小家伙,腿上有支架。过来,亲爱的。你爱耶稣吗,宝贝?大家都低头一会儿,一个残疾的男孩。

我们的天父,我们为孩子的单纯感谢你;为这个亲爱的小孩感谢你。亲爱的神,我祈求你今晚医治小家伙。这个可怕的仇敌在这孩子小的时候就攻击他。但我把他的身体靠在我的身上,奉主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你医治他。愿这仇敌离开他,你这鬼魔,从他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好的,小男孩,你是孩子的妈妈吧?好的,带孩子下去,从他身上除掉支架,带他绕着讲台回去,不用支架走路。神医治了孩子。
84

好的,过来,女士。你相信吗?你接受我是神的仆人吗?

(对吗?对吗?我怎么知道?对吗?你现在会好的。那是引起流水的脓疮。瞧?)
没有不道德的事,只是不能在这群会众面前说的事,惟有神知道。怎么样,姐妹?对吗?当这事发生时,惟有神在那里;是的。惟有女士和神知道。是真的,是吗,女士?回家去,因为耶稣使你痊愈了,阿们!神赐福你。
你是信徒吗?全心相信吗?全意、全魂相信吗?哦,神太奇妙了!他在这里使你们每个人痊愈。你们信不信?
孩子,好的,领他上讲台……除掉支架的男孩来了。让我们大家说:“赞美主!”得了小儿麻痹的孩子在那里,一只脚抬起来了,抬起脚跑了。让我们说:“赞美主!”神赐福你,弟兄。
85

你相信吗?你对此怎么看呢?耶稣在这里。你对此怎么看,弟兄?阿们!穿白衬衫、坐在那里的先生,你对此怎么看?你想要那疝气痊愈,不是吗?阿们!好的,站起来接受,奉主耶稣的名。你妻子有肿瘤坐在那里,她怎么样呢?你也想要好起来,不是吗,女士?站起来接受,奉主耶稣的名,哈利路亚!

得了癫痫坐在那里的年轻女士怎么样呢?你想要好起来吗,女士?如果你想,请站起来接受,奉主耶稣的名。哈利路亚!
就一会儿,只要敬畏,就一会儿。哦,巴不得你们知道。相信神医治的神的传道人在哪里?到这里来,传道人,来到我前面呆一会儿,相信神医治的福音传道人。我要把主的荣耀指给你们看。在我前面排一下队。
86

到了有一天,人太多了,我们的主无法触摸人们。他差遣了另外七十个人。我的弟兄们,你们全心相信这点吗?这里有多少人病了、有需要?弟兄们,往这边散开,移到这里来,使队列变长。你们传道人站在这边,往这边转。你们在队列里的,往这边转。你们在那边队列里的,往这边转。你们在这边队列里的,往那边转。

多少人相信神的荣耀就要降在这会堂上,我们中间将没有一个软弱的人?我相信主在这里。我的弟兄们,奉主耶稣的名,我要求你们今晚代表我的手和神的手,我要站在这麦克风这里,低头祷告,你们则开始按手在这些人身上。我相信,到你们经过他们、按手在病人身上的时候,我们中间没有一个软弱的。
87

我要这里的每个病人,生病、想要得医治的人,此时站起来,你们能站起来的人。传道人,转向这边,你们不要落下任何一个人。好的,你们生病的人,互相按手。传道人,往这边转身,对着会众。现在你们准备接受医治吗?是的,站在那里的女士已经得医治了。还有一个站在那里的人得了医治。神赐福你,是的,弟兄。站在那里、有哮喘的人得了医治。站在那里的那位女士,主医治了她的癌症。站在那里的那位女士得了医治。那个男人眼睛得医治了。神使你痊愈了,我的弟兄。在那里。

88

传道人,走上前,奉主的名按手在他们身上。

全能的神,我们在这个紧要关头来到你面前,相信你在这里,主神,我们现在代表你,按手在病人身上。
撒但,你输了。你这鬼魔,我命令你从这些人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离开他们每个人。
我奉耶稣基督的名要求残疾的站起来。残疾的从轮椅上起来了,一个残疾的起来了。人们得医治了。此时接受,举手,将赞美归给神。有个残疾的妇人,另一个残疾的妇人,一个残疾的男人。神的大能在这里。往前走,奉主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