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727 永生神的教会

1

凡事都可能,

主,我相信。
让我们低头。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感谢你,我们可以从内心深处唱这首歌:“主,我相信。”许多年前父亲带着得癫痫病的孩子说:“帮助我的不信。”有一天我们听到这问题被问到:“他回来的时候,会遇见信心吗?”他从未问能否遇见公义,能否遇见基督徒,而是他回来的时候能否遇见信心?因为知道那将是人们会轻看的一样东西。又听到圣灵在末日说,这些时候要到:“人会有敬虔的外貌,却否认神的大能,”缺乏信心,主啊,今晚我们感谢你,因为在我们心里感到只有一点信心。主啊,帮助我们,愿今晚信心得以增长,直达到一个高度,使人们完全降服在基督里,以至今晚大能的事得以彰显。
现在请原谅我们的不足,帮助我们。愿此时圣灵—神在地上的伟大执行官,为主耶稣寻找一位新妇,愿他今晚以特别的方式造访这里的每颗心。我们奉神爱子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大家请坐。
2

我不像巴克斯特弟兄那样高,这使我……[原注:调麦克风的时候,伯兰罕弟兄与人交谈。]只要不是在医治队列里,就没关系。瞧?不是在……今晚我们确实很高兴有幸在这里代表我们的主救主耶稣基督。我们相信这场聚会将是成功的聚会:即人们将对神有极大的信心。否则,我们的聚会不会成功。我们这次聚会还剩两个晚上,我们相信它将向你们所有人证明这是一次巨大的成功。

呐,你们每个人都意识到这事实:人非有信心,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凡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他是神,且信他赏赐那切切寻求他的人[来11:6]。今晚,当我们等候他的祝福时,愿他给我们恩上加恩。
3

巴克斯特先生,当我上来的时候,我听见他讲道,他讲了一篇很有力量的道,对此我非常感谢主。传讲神的道总是能带来一场伟大的聚会。“信心是从听道来的,听神的道。”[罗10:17]

接近今晚聚会的时候,我想从神的道中读一些话,读神的道会带来信心。因为我的话就像其他所有人的话一样会落空,但神的道不可能落空,因为它是神写的。
4

你们有圣经,想翻到这部分经文的,是在《约翰福音》5章。我想在晚上聚会前读这章的一部分。在一些谈话后,也许是见证我们的主为我们所做的事之后,我们要叫祷告队列。我知道巴克斯特先生在聚会的前面部分已经讲了发生在这些聚会期间的见证。有时候我联系到神在过去做的一些事。

5

现在来读神的道。

1这事以后,到了犹太的一个节期,耶稣就上耶路撒冷去。
2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门有一个池子,希伯来话叫作毕士大,旁边有五个廊子。
3里面躺着瞎眼的、瘸腿的、血气枯干的许多病人,等候水动;
4因为有天使按时下池搅动那水,水动之后,谁先下去,无论什么病,就痊愈了。
5在那里有一个人,病了三十八年。
6耶稣看见他躺着,知道他病了许久,就问他说:“你要痊愈吗?”
7病人回答说:“先生,水动的时候,没有人把我放在池子里;(对不起。)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
8耶稣对他说:“起来,拿你的褥子走吧!”
9那人立刻痊愈,就拿起褥子走了。那天是安息日。
当你今晚回到家,读这章的后续部分。我想读19和20节,为了节省时间,因为我今晚的讲道时间快过去了。
19耶稣对他们说……
这是犹太人质问耶稣的时候。
6

你能想象在圣经的日子里,神的儿子经过城市街道,他的心被病人和受痛苦的人深深地打动。来到这个有名的地方,希伯来话叫做“毕士大”,因为那里有五个廊子,是在羊市,他们领羊经过这门。当时或多或少有个迹象,人们相信会有一位天使在某个时候从天上下来,搅动水池。

呐,生活在这个美丽的伊利湖边,你们大多数人知道水的搅动是什么。那是水……水流往一边走,波浪往另一边走,就形成了翻腾的水,这对船夫来说是非常危险的浪。
7

在这个池子里他们清洗羊,是个圆圆的池子,也许像这会堂大小。在那里,在特定的时候,水会翻腾。有人说是有一位天使使这水翻腾或搅动水池。当然,对一些人来说那只是个迷信。经上没有记着说神要做那样的事,所以很多人不相信这点。但对很多人来说,他们相信那是真理,因为它产生了结果。因为第一个有疾病凭信心跳进水的人,天使……水的能力,水的迹象,翻腾的水,很多人认为那只是从墙边刮来的风。池子边上有一堵墙。水流可能从进来的水那边流动,风把它刮回去,就形成了翻腾的水。但奇怪的是,当有信心的人跳进池子时,翻腾就停止了,那人不管得了什么病,都能痊愈。

8

呐,那是很奇怪的事,但他们可以看到池子带来的结果。他们可以看到临到这人身上的结果。所以他们相信神差了一位天使下来。

呐,正如经上记着的,我们相信那是一位天使,我们基督徒相信,因为圣经说那是一位天使。圣经对于那个时候……这新约还没有写出来。他们只是凭着信心的步伐行走,好像我们今天一样,行走在另一个时代:信心的步伐。
但当我们的主来了,他是神给病人身体得医治所预备的方式。神有定时,他为那个特定的世代提供了预备。
9

在我看来(我只是一个人),查尔斯·芬尼是圣徒保罗以来最伟大的一个传道人之一。他宣称为基督赢得了一百万灵魂。德怀特·慕迪在他的日子……查尔斯·芬尼是一位律师,是个受过教育的人,他是神给当时世界的信息,一个把好几百位律师聚在一起的受过教育的人。我肯定你们读过他的自传,大多数人看过那些东西、宗教的书。那是……那是个杰作。

后来德怀特·慕迪来了,他是个文盲、没学问的人。他的语法很差劲,但他是神给那个时代的信息。在每个时代神都有一个信息。
10

在以色列人行过旷野的日子,神有一个信息,一条铜蛇挂在杆子上,为了一个复合的原因:赦免罪和医治他们身上被蛇咬伤的伤口,这是他们的医疗救助触及不到的。摩西学了所有埃及的知识,是个非常聪明、精明的医生。但他的疗法对这种蛇咬伤没有帮助。我们相信那是真的,因为圣经这样记载。他举起一条铜蛇,人们不要做什么,只要望那铜蛇,相信那是神为他们的罪、为他们拒绝神的仆人、向他发怨言和为治疗蛇咬伤所提供的复合治疗。

11

耶稣说:“摩西怎样举蛇,人子也要怎样被举起来。” 同样的原因。呐,那铜蛇是神为许许多多年的医治所预备的方式。铜蛇之后,人们开始拜铜蛇的像,却不敬拜铜蛇所代表的东西。这把人们带到了偶像崇拜下,所以先知进去,取下铜蛇,打碎了。

后来,人们需要神的医治,神差遣一位天使下到水池。呐,圣经说那是一位天使在水池上。第一个有信心跳进去的人,便得了医治。
12

呐,这里是引用的经文,宣称有许多人躺在那里,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血气枯干的等候水动。当第一个人得了医治,在水面的天使的一切能力、他的力量,都进入了这病人里面。水停住了,天使很多日子不再回来,直到另一个时候,也许是另外四、五、六个星期。但人们耐心地等候天使。

毫无疑问,你们许多坐在这里的神职人员看了历史,人们甚至用刀争斗,想要超过对方,先下到水池里。这么多人,一定是吃了很多苦。
13

当童贞女来了,生下了神的圣子,他是神预备的羔羊,预备的祭物,耶和华以勒,预备的一位。当他降生时,当时的人,特别是当时的虔诚人并不相信他,因为他从来不照他们所期待的传统方式来到。但他谦卑降临,降生在马槽里,被包在襁褓布里。他降生时不像君王的出生那样有人唱歌。凡人,一位君王出生时,人们会唱歌,庆祝。但在这位王降生时,没有王、没有人唱歌。但天使降临,向牧羊人唱歌:“在大卫的城里生了救主基督。”

14

几个博士看见了一个迹象、一颗星,他们当时甚至比我们今天有更多的天文台,因为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天文台。他们靠星星来计时。守望人站在天文台的塔楼上,观察星星。你记得,他问守望人:“几点了?”守望人说:“白天到了,黑夜也到了。”他们观察星星,知道是几点了。但这里,注意,这魔法,正如我们所说的,甚至孩子们都能明白,神秘的光经过每一个天文台,从东方穿过。他说:“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但是对他们来说,他的星不在东方。他们在东方,往西看向巴勒斯坦,看见他的星。没有一个天文台,没有一个历史学家等等有关于它的任何记载,当时除了几个博士,没有人看见那颗星,那星带领他们到基督那里。那是神预备的指南针。

15

那些人刚好是挪亚三个儿子含、闪和雅弗的家系。他们来,向神的儿子献上礼物。耶稣在《马太福音》24章说:“当这福音传遍了各族、各方、各国,末期就来到。”当祖先们来纪念耶稣的降生,放下黄金、乳香和没药,敬拜他,然后当他们所有的儿女听见了福音的信息……

16

呐,人们普遍相信福音就是神的道,在某个程度上那是真的。但神的道不单是福音。神的道是产生福音的种子。耶稣说撒种的出去撒种。有落在石头地的;有落在路旁的,空中的飞鸟吞吃掉了;有落在荆棘地里的;有长出来,结实百倍的。

呐,种子,你们这里是农夫的,如果每粒种子落在正确的地里,就必生产。神在圣经中的每个神圣应许如果落在正确的心里,就必生产。它必产生应许。如果你需要救恩,就相信主拯救了你,接受他献祭的死,就必得着你所求的。如果你疲乏、忧郁,感到大家都反对你,“凡劳苦担重担的,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必赐给你安息。”那是种子,接受它。如果你病了,“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接受它。它是种子,必生产。
17

当你种下一粒种子,你不会每天早上都把它挖起来看它长出来没有。如果你这样做,你的种子永远长不出来。你必须把它种下去,交给大地,由它去。这取决于自然界和神来浇灌它,确保它生长。对吗?

所以你对待神的道也是这样。把它接受到善良的心里,施过肥,把所有的爬藤、坚如石子的地方和无情的疑惑除掉,把道放在肥沃的信心土壤里,相信它,交托给神,然后走开去见证你已经领受了神应许给你的东西。他是你所承认的大祭司,成就你承认他所做成的事。那就是福音。呐,福音不只是言语。
18

你能想象人们冻得要死,我给他们画一幅火的画。我说:“看看火在燃烧,暖和吗?看看人们站在周围,暖和了。”但那只是一幅图画。你看图画照样会冻死的。需要的是火再点起来使你暖和。

当时的福音,作为历史写在道里,是画出来的过去的火。跟他们接受同样的种子,它就会在你里面实实在在地活出来,把你带进跟他们拥有的同样的经历中。
你说:“伯兰罕牧师,那是真理吗?”
根据圣经所写的,伟大的圣徒保罗说:“福音传给你们,不独在乎言语,也在乎圣灵的大能和明证。”[帖前1:5]
耶稣差遣教会往普天下去传福音,《马可福音》16章,“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
19

呐,有很多人有一个他们所信的信念,今天在我的教会里,就像在我们绝大多数教会里一样,我们把信徒归类为一个对教会忠诚、定期来教会、在教会里担任一个职位、帮助教会的财政需求。但这完全违背了耶稣说的话。耶稣没有说:“这些迹象必随着他们,就是:他们要在教会中任职,是忠诚的会员,”等等。他从未那样说。

但这才是他对教会的最后陈述,听着:“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可以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7-18]
20

后来他升上了高天。门徒拜他,回到耶路撒冷,主与他们同工,用随着的神迹,证实所传的道。那是经文吗,照着主所说的引述吗?呐,我不负……[原注:磁带空白。]一个人躺在那里。那听起来对吗?不,不对。耶稣知道那人在哪里。他知道那人病了三十八年。呐,那人可能有心脏病,可能有关节炎,或者可能有肺结核,可能有贫血,可能有胃病。那是一种病。他不是残疾,也不是痛苦或残废得不能走路,因为他说:“我正下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但他病了三十八年,耶稣经过,医治了这人,转身离开,留下许多瘸腿的、跛脚的、瞎眼的和血气枯干的。对吗?呐,我在引述《约翰福音》5章。

21

呐,看看那个。你能想象这位可爱、全能的耶稣经过这样一大群瞎眼的、瘸腿的、跛脚的、血气枯干的人,从那些人中间经过后,只医治一个既不是血气枯干、也不是瞎眼或跛脚或残疾的人吗?但这人病了三十八年。耶稣知道他这样很久了,对他说:“你要痊愈吗?”

他说:“没有人把我到送水里;我正去的时候,就有别人比我先下去。”
耶稣说:“拿起你的褥子走吧。”他就走了。耶稣里面有神的心,他走开了,撇下剩余的整群人躺在那里,瘸腿的、瞎眼的、跛脚的、血气枯干的。那是《约翰福音》的经文,是符合圣经的福音。这不是狂热,所有人知道那是真理,我已经从这里的经文里读了,请你们说“阿们”。[原注:会众说:“阿们!”]
22

想知道为什么神毫无瑕疵的儿子,他有无限的仁爱和恩典,会经过许多人却撇下他们让他们那样躺在那里吗?呐,我相信,如果他对那残疾的或这个血气枯干的或那个血气枯干的或这个瞎子说话,我相信他的心同情他们。你们相信吗?他的心富有同情。我相信,如果他对其中一个人说:“你起来行走,”或“你可以看见了,”我相信事情就会发生,你们信吗?

但是,听着,我读下面的经节,他被人质问,19节。
19耶稣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
20父爱子,将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指给他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他看,叫你们希奇。“
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23

呐,神的儿子耶稣说:“神的儿子—我对此不能做什么,因为我只能做我父指示我做的事。子看见什么(阿们!),看见父所做的,子也照样做这些事,因为子……父把自己做的事指给子看,还要将比这更大的事指给子看,叫你们希奇。”《约翰福音》14章12节,引述耶稣的话:“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我再引述经文,“我去原是与你们有益的,我若不去,圣灵就不来。”还有,“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时代的末了。”再引述《希伯来书》8章13节,哦,是13章8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当他—圣灵来了,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和光中,又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对吗?那些是从耶稣自己说话的经文中引述的。

24

呐,今天,耶稣的话要在我们的眼前应验,奇怪吗?今天,如果是不信的人会说那是魔鬼,奇怪吗?不奇怪,再引述耶稣的话:“他们若称家主(就是他,神的家)是别西卜(即通灵术者),他们若称家主是别西卜,何况他家里的门徒呢?”他们若称首席祭司、大祭司、众先知的先知、众王之王,他们若称他—众能力的能力行他的事,因为他是个先见,是昔日、以前、将来众先见的主,是众先见的头,是这一切的制造者,他们若称他是别西卜、通灵术者,何况是家里的那些小先见呢?他们若称父是魔鬼,何况称孩子是魔鬼呢?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25

所以,我亲爱的朋友,今晚选择你的立场,站稳在基督站的这边,站稳在他极其重要地证明自己是什么的这边。

我从心里引述,“这些事成就,这些事不是做在暗中;它们是公开成就的,叫众人都可以看见。”它们不是在世界的一部分,而是在全世界被证实了,他要再次证实。这些事成就,使圣经上已经预言说要在这些日子成就的事可以应验。
26

我感受到神的灵在这里。仔细听。它来了。这是件荣耀的事。这是主的日子。这是我们应该欢喜的日子。因为今天在我们的眼里和我们的耳朵里应验了主所说的神给今日的道。赞美归给主的名!这就是了,圣灵在这里证实他的道。今晚,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伊利,这已经被预知和预测的预言已经在你们的眼里应验。写了这些话的圣灵今晚在这兵工厂的建筑物里,根据神的道,种子和道的应验来印证神的真理。他在这里。让我们心里欢喜,得到鼓励。让我们起来,留意我们已经听见的,除非我们任凭它随时溜过去。让我们一心一意地相信他。我们是有限的,我是有限的,不管父指示我什么,我都可以做;没有那个指示,我什么也不能做;因为我只能应验主耶稣所说的话。

27

耶稣,当他来的时候,他说他来要应验先知所说的神的道。阿们!他来要应验旧约的预言。你们相信吗?[原注:会众说:“阿们!”]呐,圣灵在这里应验新约的预言。你们相信吗?我们就当欢喜,因为今天是我们主的伟大日子。

你们生病受痛苦的人,不要灰心;你们心灰意冷的人,不要觉得疲惫。你们坐在轮椅、担架和褥子上的亲爱的人们,根据医学,你们也许永远好不了。亲爱的医生们也许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帮助你们,但他们像我一样是人。神知道,如果我有一点权柄或能力,我会走下这讲台,几分钟后就没有一个病人留在这里。我会这样做。我的主也会,当他经过毕士大池,看着那上万的人躺在那里:有残疾的、有受痛苦的、有瞎眼的。但他说:“我只能做我父指示我做的事。”
28

每个受神能力限制的人也是这样。因为没有人,甚至神的儿子也没有在父面前夸口,因为他说:“这些事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面的父做的;他做这些事。他把自己做的事指给子看,子也照样做。”来自同一位神的同样的福音,今晚就在这里。

很快,过几天我们就要去非洲。一天,我有点不愿去。不愿对我妻子、孩子和所有人说再见。一天早上,餐馆里有位女士说:“你要离开可爱的妻子和那些孩子去非洲吗?”
我说:“是的,夫人。”
她说:“你为了什么去非洲呢?”
我说:“携带耶稣基督的福音。”我说:“主说:’凡不撇下妻子、孩子和一切来跟从我的,就不配称作我的门徒。’”我说:“我撇下可爱的妻子、孩子等等去海外的事工场,是如此小的一件事,而他从荣耀中降临为我受死。”女士走过去拿我的早饭,过一会儿她回来了,说:“先生,今天太少人这样想。”朋友们,这世界正处在饥渴中。在福音的真实和大能中将福音赐给他们。去非洲的绿灯亮了。
29

那天晚上我在休斯顿,主的天使的照片在那里被拍下来。照片被拍下的前两天,博斯沃思博士进来,说:“瞧这里,伯兰罕弟兄。”他有一张英国著名护士已故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孙女的照片。她的曾曾孙女,我相信是。她在南非,胃里长了恶性肿瘤。他们让她在那里撑着,只剩下骨头了,癌症把她吃光了。他们让她这样站立。她是一位金发夫人,大约有六英尺高,又高又瘦。她那样站着,她的手臂大约这么粗;我相信她体重只有四十磅或三十五磅之类的。在她的全身,这里围着一块小布。当弟兄拿给我看时……她正在乞求,她寄来一张机票,要我赶快从那里飞去非洲。

30

有时候我回到家,有八或十张来自不同地方的机票放在那里。我就坐下祷告,问主要去哪个地方。其它的机票我就退回去。不管主带领我去哪里,我就尽力去。在某种程度上,这很难,但太甜美了。晚上,当你头枕在枕头上,知道不管是要忍受多大的嘲笑,要背多少的十字架,你都已经尽最大的努力为人做了一件事。我想,

耶稣岂当独背十架,
世人却可逃脱?
每人皆有十架,
也有一架为我。
朋友,这一切都不是安逸的花床。晚上有争战。有时候魔鬼被命令离开人,它们争斗,那人信了,晚上它们就会回来那样纠缠你。你最好知道你在做什么。是的。
31

他们把照片给我,博斯沃思弟兄说:“伯兰罕弟兄,照片在这里,我可以交给你。”我哭得像个婴孩,我跪在地板上,把电报或报纸、照片放在地上。妻子和我女儿跪在照片上,我们祷告。我说:“天父,你知道我不能离开这里,现在从人来说,有几千人在等候。”我说:“但如果你触摸非洲那个可怜、亲爱、垂死的妇人,医治她,那将是我去那里的绿灯,如果你触摸她,医治她。”我说:“我对此不能再做什么。父啊,现在我愿意离开聚会,做你要我做的任何事。”

有时候神这样做。你们记得腓利吗?我把这件事交托给神,把照片还给博斯沃思博士。我就继续前进。
32

后来英王乔治,你们都知道他两次拍海底电报给我,要我去为他祷告。当福特维恩这里一个人的多重动脉硬化症得了医治,这人是英王私人秘书的一位朋友,已经十年卧病在床。当时我不能去,但我知道我很快会去英国,所以我就为英国国王祷告了。

我们着陆那天,巴克斯特弟兄和我,还有用美元供应我们去那里的其他人。我们在英国着陆,我永远忘不了,我对巴克斯特弟兄说:“巴克斯特弟兄,在进入如此大的压力之前,此时我要稍微休息一下,”因为我们知道在芬兰会有成千上万人在等候。
33

明晚若主愿意,我要告诉你们发生在芬兰的事。但现在我们的时间正在流逝。

当我开始走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在距离伦敦二十英里的国际机场广播呼叫我。巴克斯特弟兄说:“伯兰罕弟兄,让我去处理。”他先走了。
传道人在那里广播呼叫我。他们说:“过来这里。那位从非洲来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小姐在你前一个航班刚到。她要死了,想要你去她那里。”哦,那么多人,我要怎么去到她那里呢?
我告诉他,说:“你带她去你家里。我要去白金汉宫。然后你打电话给我,我会在皮卡迪利宾馆。”巴克斯特弟兄和我跟他安排好了这些事。我们继续去往宾馆。
34

第二天,我们到了王宫之后,去了约翰·卫斯理的住处等等,去了威斯敏斯特教堂,然后进了宾馆。这位牧师,英国牧师坐着他的出租车来叫我们。我们去了他的家,那天上午有雾,我们上去。他有个可爱的地方,他的大教堂。我们上了楼,有很多人欢迎我们。

35

哦,弟兄姐妹,你们读过我的那本小册子,看到小乔治娅·卡特的事,她只有三十几磅重,九年半她从来没有动过。我想那是我曾见过的最可怜的人,九年零八个月她从未抬起她的后背。今晚她是我所牧养的米尔顿浸信会教会的司琴。但……邻里的人说:“要是她得了医治,我们都会相信。”但是这事从未使一个人相信。所以,他们认为她被施了魔法或催眠术。那是几年前的事,那么至今她仍被施着魔法和催眠术。从此以后她长到了将近一百磅。

36

而这位妇人,我们进去的时候……巴克斯特弟兄看了她,就转过脸去了。他几乎无法忍受看这可怜的妇人。我自己,当我看见她,我想我的心都要破裂了。她说话声音太轻,我听不见她。所以我蹲得很低,其中一位护士把她说的话或者对我说的话翻译给我听。她说:“伯兰罕弟兄,我想触摸你的手。”哦,朋友们,有一天我们都要离开,除非耶稣来接走他的教会。我们必须归回地上的尘土,因为那是神所命定的,我们都要这样做。

当我握住那只手,我不相信(只是从我心里说)一只瘦骨嶙峋的手还会再有什么,相当冰冷,只剩骨头。我握住她的手,她的手臂只有手臂的骨头。
37

她想要我看她的身体。呐,我想做这个声明,我这里有一群混杂的会众。但我要你明白我是你的弟兄。在她的身上,当他们掀开她身上的床单,她看起来不像一个人,看起来像一副骨架。作为一位女士,她的乳房是怎么建造的,一切都塌陷了,那里只有肋骨。她的身体太可怜了,甚至她的臀部髋关节所在的地方,臀部的髋关节,通过髋关节的皮肤像那样长在一起了。她的两条腿大约这么粗,一直连到胯下。这妇人怎么还活着,只有我们的天父知道。她哭着,眼泪流在脸颊上。哪里有足够的水分流眼泪,我不知道。她的两条腿发青,好像骨头,他们从那里给她注射葡萄糖等等,因为她已经几个月不能吞咽。

38

护士蹲下去看她在说什么。她说:“叫伯兰罕弟兄求神让我死去。我死不了。”她不能吃。他们再也找不到血管。她只是躺在那里日渐衰弱。巴克斯特弟兄、林赛弟兄、摩尔弟兄和我自己,还有两三位牧师,护士,以及家里的亲人;我说:“让我们低头祷告。”当我开始祷告时……

我的圣经在我面前打开。我们的天父在旁边听我所要说的,你所说的。
正当我开始祷告的时候,我说:“我们在天上的父,”一只小鸽子飞到窗户上,开始咕咕叫,走来走去,咕咕咕。我祷告的时候,它就一直在咕咕叫。当我站起来,牧师们开始说:“你察觉到鸽子吗?”当我站起来,鸽子飞走了。当我开始要说我听见鸽子叫……正如你们晚上在这里看到的,我控制不住我要说的话,说:“主如此说:你必要活,不会死。”
39

我们现在收到她的一封信。她现在体重一百三十五磅,完全健康、正常。我秘书的妻子坐在这里,她寄来了一张照片:跟之前的她看起来很不同,你甚至认不出她来,以前他只剩那些骨头了,所有能聚集在那里的医生都没办法。

那是什么?是我的祷告吗?不,是她对一千九百年前耶稣为她所做之事的信心。正如你一千九百年前得救,脱离罪恶和羞辱一样,你被带来跟神团契,不是因为耶稣昨晚或去年救了你,而是因为那时你接受了耶稣已经为你成就的事。“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了医治。”
40

呐,如果你现在接受他为你成就的事……呐,他是……《希伯来书》3章1节,他是我们所承认的大祭司。呐,任何知道圣经的人都知道那个词写的是“宣告”,但同一个词也翻译为“承认”。换句话说,他不能因着你祷告的功劳救你;他不能因着你的热情或好行为救你。他救你是因为你信心和承认的功劳。“因为你们若在人面前认我,我也必在我父和圣天使面前认你们。”不管什么……仔细听。任何写在道中的救赎的祝福……

呐,你不需要争论它是不是在赎罪祭里。如果它在道中,神是至高无上的,必须应验他的道。“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如果神那么说了……
41

神跟他的话是一样的。如果他的话不好,他也就不好。如果你的话……如果我不能信任你说的话,你就不好。但你就跟你的话一样好。神就跟他的话一样好。我作为一个基督徒信徒,我相信这本圣经是默示的,它是圣灵写的,是神绝无错谬的道。神对他的道和要接受他道的信徒有义务。任何道都是一粒种子。如果你凭信心把它接受到心里,相信它,承认它,神必使它成就。

42

呐,我可以再这样说,因为许多时候全世界的报纸、杂志说,称我是神医。记住,这是一个错误。我很感谢我在杂志和报纸上所拥有的报导。在所有的报导中,大约有两三个是怀有敌意的。绝大多数是非常友好的。“邮报”和“芝加哥论坛报”等所有的报,你们在书上读过了。这个时候你可以写信给报社来得到它们,人们进来,他们自己和记者等人得了医治。他们去检查病情,花时间看,而不是把异象隔开,说:“哦,他不属于我的教会。”……

43

亲爱的弟兄姐妹,只有一个教会,就是从每个教会出来的信徒的身体,那是真正信靠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信徒。那是世上唯一的教会。我们不是加入教会,不是加入神的教会。我们加入团契;浸信会团契、卫理公会团契、天主教团契、长老会团契。我们藉着工作协议加入团契里面,好像众教会里的协会一样。但在永生神的教会里,我们不是藉着信件、握手、水洗加入它里面。但圣经说:“我们都是从一位圣灵受洗,归入一个身体。”一个基督徒,不管我们跟什么团契联系,我们是从神的圣灵重生的基督徒,我们是信靠主名的基督徒。哦,我多么爱主。

我知道你们爱主。今晚我的愿望就是神医治你们每个人。
44

呐,在我们叫这队列之前,要清楚地明白。地上没有哪个人有能力以神医治的方式医治你。医生可以切除一个地方;可以接上手臂;可以切除阑尾,但是谁医治他切除阑尾的地方呢?他可以拔掉牙齿,但是谁医治那牙槽呢?他可以接上手臂,但是谁使那骨头愈合呢?这需要超自然。医院里、病床上和医生诊所里的所有医治,所有的医治都是神的医治。不管你使用什么辅助,它们只是治疗方法;神才是医治。治疗方法是辅助;神才是医治。你们明白吗?呐,医生会尽他所能地帮助你,辅助自然,但神才是医治。

45

《诗篇》103篇3节说:“我是耶和华,赦免你的一切罪孽(你相信吗?),医治你的一切疾病。”呐,你可以来,向我承认你的罪,求我为你祷告,但我不能赦免你。如果你得罪我,我可以赦免你。但如果你得罪神,他是唯一能赦免你的。他已经赦免了世上的每个人和世上将来的人。他们已经得赦免了,但这对他们永远没有帮助,直到他们凭信心接受然后承认。

神医治了所有的病人,但这对他们永远没有帮助,直到他们凭信心承认,相信,照着他们所承认的行动。雅各说:“身体没有灵是死的,信心没有行为也是死的。”你必须相信他,举止像他。当你接受他作你的救主,你必须相信他,举止像他。
46

呐,这个……我生在世上,不是凭着人意,也不是凭着人,乃是凭着神的旨意,藉着神的神圣预定,不是藉着我的圣洁,我毫无圣洁,不是藉着我家人的圣洁;我以前世代的家人是从爱尔兰来的移民。他们是天主教徒。历代的家人都是天主教徒,直到最后这一代。他们根本不去教会,他们分离了,我爸爸妈妈都是爱尔兰人:伯兰罕和哈维;他们根本没有宗教。来到这个……嗯,我直到二十四岁才在教会里。远离教会,但是……

47

当我出生在肯塔基州山区的一间旧木屋里,你们在照片上看见的那光,世界的科学研究宣称那是超自然物,进入房间里。这光从我小的时候就与我同在。他对我说话,就是差遣我的那位,说他从神面前被差遣,让我在人们面前做这些事,不是告诉他们加入卫理公会、浸信会或长老会教会,而是相信主耶稣基督,他们就必痊愈或得救,脱离罪恶。

所以,我讲真理。如果我讲话,说那是我自己,我就是说谎者,因为那不是我,而是……我谈论他,他是真理。他必见证道是真的。如果你们会众今晚祷告,真诚,当聚会进行时,如果神指给我看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我必宣布它。如果他没有指给我看,我就不能宣布它。
48

作为主的仆人,我今晚挑战你们每个病人。这里有很多卡片。我们只能叫一些人来台上,因为在那恩膏下我只能坚持那么久。经理和我儿子会带我离开,因为我明晚有别的聚会。

任何知道圣经的人,都知道它是什么。看看天使的能力落在一个人身上。看看但以理,当他看见一个异象,他说:“我的头愁烦了多日。”对吗?
一晚又一晚……为什么?因为耶稣说:“我所做的事,你们也要做,并且要做比这更大的事。”这只记载了几次。他在那里对妇人说……
当一个叫拿但业的人来见他,他说:“看哪,一个以色列人,”换句话说,一个基督徒。拿但业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呢?”
他说:“腓力还没有招呼你,我就看见你了。”是真的吗?
他对一个妇人说,他跟妇人谈话,要捕捉她的灵,他说:“去叫你丈夫也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
他说:“你说得不错,你已经有五个丈夫。”
圣经中有几次。但主应许“更大”,就是“你们要做比这更多的事,因为我往父那里去。”呐,这是在应验道。
49

愿主耶稣祝福你们每个人,我们低头祷告。

我们的天父,今晚我们感谢福音的大能;饥渴的心愿意坐在炎热的会堂里,许多次有四万人一同坐在牙买加炎热的阳光下,在海里,哦,是在海岛上,听基督的福音,以简易而又大能的方式来传讲。看到圣灵以神迹的样式降临,医治有需要的人,父啊,我们感谢你。
50

为这个伟大的宾夕法尼州,为它的州长,为所有的官员,为伊利市,我们感谢你。主啊,会众,教会,他们每个人站着,教堂的尖塔指向天,早晨当钟声敲响时,人们冲向教会,为他们的魂寻找慰藉,知道这只是影子、底片。有一天死亡要冲洗照片,我们就要面对面看见,知道它如同神知道我们一般。

许多人病了,没有特权来,他们很多的日子被缩短,不到七十岁。撒但做了这恶事。
51

父啊,今晚你卑微的仆人,我不求这些人听我,神啊,我在对你说话。愿指引我、从你差遣来的、供养我一生年日的天使,愿他今晚站在我身旁,证实我所说的话,使人们能相信你,得救,得医治。

离开这场聚会之后,当人们清醒过来认识到发生的事,愿城里的每个教会都有复兴。愿这座城市完全为主耶稣搅动起来。主啊,愿城里的每个神职人员都被启发,当他看到他的教会满了人,人们来,做出承认,想要加入教会,为基督而活。主啊,当他看到曾经生病的病人得到医治,给成千上万其他人作见证,相信……主啊,今晚应允能搅动他们的一些事情发生。
52

现在我已经在这群会众面前承认,主啊,没有人是神医或救主。你的独生爱子已经为我们做了这事。我们谦卑地俯伏,为他所做的事将一切的赞美和荣耀归给他。主啊,今晚我们谦卑地祈求你加添我们对各各他已经完成的工作的信心,那伟大替代的受苦付清了双重医治的代价:“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愿那双重的医治今晚临到这里的每个人。正如瞎子芬尼·克罗斯比在过去的日子所写的诗:

别忘记我,慈爱救主,
请听我祷告,
既有别人被主选召,
莫把我漏掉。
你是我的安慰源头,
于我比生命贵;
除你之外,在地何投?
在天何所归?
53

今晚,看到这些人得了癌症、心脏病坐在这里,只有几天可活,然后他们就必须在审判时交账。神啊,别忘记他们,慈爱救主。但愿一些事发生能搅动他们的信心,抬头看医生所关注的范围之外,透过云雾和幔子观看那边,看见一个血淋淋的祭物今晚挂在耶和华神面前,神说:“这是我的爱子,你们要听他。”

我们听见他的声音今晚从巴勒斯坦呼啸而来,说:“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主啊,今晚应允这些事如此成就。
作为你的仆人,现在我谦卑地祈求你,愿你此时把我藏在幔子后面。主啊,接受我,不是因为我配,我不配,乃是因为你的子民在这里,你配得的儿子为了这个配得的理由受死了。今晚你若寻找圣洁的手,你会在哪里找呢?我们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但是父啊,你的道是确定的,它必须应验。今天和今晚应允我在过去这几个晚上所讲的有关主的天使的话,愿它今晚得到证实。愿你许多的子民相信并得到医治。
54

主啊,我对这里这些人一无所知。你知道他们的一切。愿他们的心今晚锚定在各各他并相信。当他们相信时,主啊,愿你今晚指示你卑微的先知,愿我能藉着圣灵的能力看到这些人,愿他们得医治。因为我作为你的仆人谦卑地、奉你爱子耶稣基督的名祈求,他伸出膀臂来医治,阿们!

每个相信的神的儿女都在祷告的地盘上吗?现在所有的信徒站在一起。因为我们知道……我不是指站起来,我指的是心联在一起。谢谢,谢谢。作为一个联合体在祷告上跟我站在一起。
你知道不合一的地方,神的灵就不受欢迎吗?
55

你知道,当耶稣进去,使睚鲁的女儿复活,人们说她为什么……耶稣说:“她不是死了,是睡了。”他们嗤笑他。对吗?然后他把他们都赶出了屋子,对吗?他带了信徒去。

当彼得进去使可爱、仁慈的寡妇多加复活时,人们正在哭喊哀号,哦,彼得把他们都赶出了屋子。
耶稣牵着一个人的手,领他出城(不信的祭司们所在的地方),领他出城,医治了他的耳聋。对吗?
我肯定你们基督信徒今晚认得出我的位置。现在,你们全会堂都当知道这事:我对可能发生在不信者或头脑怀疑者身上的任何事都不负责任。因为我已经向你们说清楚了疾病绝对是鬼魔。
56

比如,耳聋或哑巴……呐,医生说耳朵里的神经死了。哦,是什么使它死了呢?为什么他全身的神经不死呢?因为有一个超自然的力量切断它,它就再也不能运行了。就像一根透明胶带绕在我手上,如果你看不见它,感觉不到它,那是唯一能表明它的东西。如果自然的感觉不会表明,那就是一个超自然的东西。

呐,那是真的吗?
57

听耶稣说的话,当耳聋的灵从人身上出去了,这人就能听见了。对吗?当耳聋的灵,当哑巴鬼从孩子身上出去了,孩子就能说话了:灵。他们从人身上出去了。鬼是无助的,除非它们有了化身。看看在加大拉遇见耶稣的鬼,它们说:“允许我们进入那些猪里面,”鬼没有一个身体。

耶稣说:“去吧。”在疯子里面的鬼让猪群发疯了,投入海里淹死了,就像人发疯了一样。
58

看看圣经中的两个男孩、几个流氓,一个传道人或祭司的几个儿子,他们下去赶鬼,把癫痫病从人身上赶出去,《使徒行传》19章。他们看见保罗赶鬼,他们看见耶稣赶鬼,所以他们对在这人里面的鬼说:“我们奉保罗所传的耶稣命令你出来。”鬼说:“耶稣我知道,保罗我知道,但你是谁呢?”鬼就胜了那些人,剥了他们的衣服,他们便赤身跑过街道。对吗?呐,那些鬼今晚仍然是鬼,但人们称它们是癫痫、耳聋、哑巴、癌症、白内障。那是鬼。当它们出来了,就去到其他人那里。因为今晚全国有许许多多人因此患病受苦。

所以,你们当知道,我对批评者不负责任,只对信徒负责。它不会靠近任何一个相信我所说的话是真理的人。好的。
59

现在让我们……我看看,我儿子在哪里?哦,是什么卡?你发了多少卡片?G50到100。昨晚我们从前面的卡开始,前天晚上我们从中间开始。让我们从最后的卡开始,最后十五张:85,90,95,100。我们从G卡开始。

呐,那只是……不管你是谁,四周看看,检查一下卡片。四周看看。这里有一位男士,先生,你的卡?70,G70。四周看看,有人可能聋了什么的,听不见。瞧,检查一下他们的卡。G85,90,85,或85,90,95,100。从那里开始,叫他们最后十五个上来。现在,根据你的号码在这里排队。85和90,90……85,86,87,88,89,90一直到100。好的。
60

这里有多少……谢谢你,先生。谢谢你,先生。谢谢你,先生。这里有多少人没有祷告卡,现在让我们看看你们的手。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相信主耶稣在这里使你们痊愈吗?好的。

呐,记住,我的基督徒朋友,我强烈邀请这里的每个信徒祈求全能的神、我们主耶稣的父医治你。
呐,这些人有祷告卡,卡上有一个号码。在卡上……我们这么做的原因,如果我说:“所有想接受祷告的人,都上来。”看看我们会有多少的人会是多么的混乱。如果我说:“所有的某某某,”像这样,就没有人开始。我们就发这些卡片,然后从某个地方开始,让他们被叫到。没有人知道他们要从哪里开始,我们到这里后才决定。
61

这里有人躺在褥子、担架上等等。有人,女士,你能看看你的卡吗,好像你的双手扭曲了。你能拿你的卡吗?看看她拿到了什么号码。哦。哦,好的,女士,你看这边,祈求我们的天父今晚医治你。你的卡是什么?你的卡?你的卡不在里面?

呐,你们躺担架的女士,瞧,全心相信。你们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们。但是,瞧,全心相信耶稣基督必在这里使你们痊愈。你们相信吗?你们相信他会吗?
你们底下有多少人病了却没有祷告卡、想要得医治的,让我们再看看?那是……哦,密密麻麻,到处都有。
62

现在祷告,我们的天父必向我揭示。你相信他会吗?好的,你们祷告祈求主医治你们。现在要有信心。愿永恒的神祝福你们每个人。

呐,你们在队列中的所有人,你们全心相信吗?你们每个人都相信吗?好的,要对神有信心。我知道我不认识你们任何人,我不相信我认识。是的,不认识你们任何人。好的,现在要有信心,你带第一个病人过来。
63

你好,女士?呐,我想我们是陌生人,我不相信我一生曾见过你。但我们今生是陌生人,你来我这里寻求帮助。我马上看出你是个基督徒,是个信徒,因为圣灵不会拥抱罪。如果你以前在这里,你在聚会中注意到了。当罪在台上或在底下会众中时,圣灵会叫出它来。因为他不能容忍罪;神不能容忍罪。他是圣洁的,不能容忍罪。我要求你相信我是主的仆人,你相信。

64

呐,你只是拿到了一张祷告卡,卡上有一个号码和字母。它被叫到了,你作为一个陌生人来到我这里。呐,我之所以跟你交谈,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病人。我必须举行一次谈话,以便……

好像耶稣在井边对妇人说:“请你给我水喝。”
妇人说:“犹太人求撒玛利亚人任何事都是不合宜的。”
他说:“但你若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就必早求我给你水喝。”谈话进行着,然后他直接告诉妇人她的问题。对不对?你瞧,他应许了他所做的事情,他还要赐下来,必有秋雨和春雨,在末日这些事要成就。
65

呐,你意识到一件事正在发生,不是吗?当我开始跟你说话时,你知道它。呐,刚才一件事发生了,不是吗?呐,那不是……那不是伤害你的事。那是要医治你。昨晚你在后面看到它的照片吗?你不在这里。我要你从桌边经过,看看照片;你会看到那是什么,它的样子,美国最好的研究,今天它挂在宗教艺术厅里:超自然物。

呐,会众可能知道。自从我们交谈,我要说,有个真实、可爱、甜美的感觉临到你。对吗?如果是,请举手。呐,那是什么,那是主的天使正在触摸你们。你有问题。如果……我是主的仆人。
就像电灯里的电线是光的仆人,那不是电线,是电经过电线形成了光,电线不能产生光。
我也不能知道你有什么病,或者说有没有任何光临到你。是你现在所感觉到的圣灵把光带来。
66

是的,夫人,你患病,不是吗,姐妹?你是个极度紧张的人。你有很多病。你被搅扰……你是不是有很多个晚上,夜里起床之类的?对不对?是的,夫人。我看见你到晚上总是……那是真的吗?[原注:姐妹说:“那是真的,非常真实。”]你有……我看见一个医生站在你旁边。不,你做过几次手术,是吗?是的。你真的……你主要的病是在你的后背,对不对?是在你的后背,导致你得胃病等等的就是这个原因。那是不是真的?那些事是真的吗,女士?[原注:姐妹说:“那些事是真的,非常真实。”]呐,没有任何人……只有神能揭示出来。

呐,刚才不是我在说话。那是我的声音,但我到了几个不同的地方,看见发生的事。那是真的吗?[原注:姐妹说:“那非常真实,一次做了两个手术,一次做了五个手术。”]
是谁说的?当我说话时,我那样说了,是吗?好的,除了神,或在那地方的人,看到那些事发生,谁还知道那些事呢?对吗?有时候我没有意识到什么事发生了。但现在你……那感觉不像刚才了?你瞧,它离开了。那是神的祝福临到的时候。
67

那是对我们主耶稣基督说话的同一个灵吗?当时耶稣告诉拿但业说,拿但业来见他之前在一棵树下祷告,他说出拿但业是个基督徒或信徒,是吗?那是同一个灵吗?同一个灵。它又回到你身上了,是吗?你得祝福了,我的姐妹。你的祷告蒙应允了。你的苦难结束了。基督已经医治你,你好了,你可以回去,痊愈,奉主耶稣的名。

感谢归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再次带来了神的灵和复活的基督,他今晚在场,要医治所有有需要的人。他在这里,朋友们。我无法带他到你们这里。只有你们的信心把他带到现场。观察病人来到台上时的表情变化。
68

呐,一会儿,如果恩膏继续降在我身上,我就不知道我在哪里了。现在,请务必参加明晚的聚会。神祝福你们。请在底下祷告。你带下一个病人来。

你好,女士?我们奇妙的救主太不可思议了,不是吗?是的,夫人。是的,夫人。哦,他今晚对我们跟从前一样甜美恩慈。是的,夫人。哦,相信,使你是个基督徒,神的爱在你心里。哦,是的,我们有那样的感觉。那是人性,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甚至有那样的感觉都是有福的。
呐,当然,看到你站在那里,戴着眼镜,知道……任何一个会众都知道你的眼睛有问题。呐,眼睛看上去很好,清楚,但我相信你的病主要是在你的左眼。对不对?[“是的。”]是的,夫人。两只眼睛都很清楚,但你的左眼要失明了。[“是的,弟兄。”]不但如此,你的左耳也很糟糕。[“哦,赞美主,是的。”]是不是?是的,夫人。哦,我看到的是你整个的左侧……[“赞美主,是的。”]
69

[原注:磁带空白。]对这个可怜、患病的妇人,我按手在她身上,奉耶稣基督的名祈求她痊愈,主啊,作为你的仆人,我祝福她,祈求她得痊愈。阿们!

神祝福你,神祝福你,姐妹。去感谢……去,只要见证你会好。坚持你的见证。阿们!
让我们说:“感谢你,亲爱的耶稣。感谢你,亲爱的耶稣。”好的,带下一个病人来。现在大家都保持敬畏,要有信心。如果你相信,神必使你痊愈。他必使你痊愈。
70

呐,过来一下,亲爱的姐妹。我只想……底下有很多人相信,使得这很难。现在有很多坐在底下的人已经得医治了。这使我相当紧张或虚弱。呐,你对我是陌生人,我不认识你,为节省我的能量,我只想跟你谈一会儿,免得看见异象。异象是伤害我的东西。呐,你和我是陌生人,我们彼此不认识。我一生从未见过你。你一生从未见过我,是吗?我们只是陌生人。

现在,我要你把右手给我。呐,我要你全心相信我。是的,夫人。你有癌症,是真的吗?你有癌症,是在乳房上,不是吗?是在右边乳房上,对吗?我怎么会?你想,我怎么会知道呢?
71

我要你注意一下一件事。当你把手放在我手上时,我要你看着我的手。看见那些小白点出现在我的手上吗?那是我所判定的事。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称之为震动。那是你身上的活肿瘤,它有一个生命。它是个胚芽,就像你一样。你在母腹里开始繁殖细胞,成了一个人。那是当时不在你里面的胚芽,它是死亡的细胞。它进入你里面,开始建造一个小房子然后繁殖细胞,最终成了一个肿瘤。它在繁殖细胞,成了身体,就像你的身体一样;只是它没有形式,不像你一样是个自由的道德主体。它有一位主人,就是魔鬼。魔鬼有个决心,就是要夺走你的生命。

72

留意看这里。我要你移动……圣经说:“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林后13:1]对吗?那是真的。呐,把你的手从我手上拿开。现在看看我的手,跟其他任何人的手一样正常。是不是?

现在,把你的手帕放在这里。把这只手、这一只手放在这里,把这只手按在那里。我手上根本没有差别,是吗?就像其他任何人的手一样。哦,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从这只手出来,却不从那只手出来?
现在我要你看,不是位置。你瞧,我的手正常。现在我要把手拿走,把我的手放在上面。什么也没有。
73

巴克斯特牧师,过来这里,我知道。我检查了巴克斯特牧师很多次,我知道他没有任何病,除非最近几天开始病了。现在我要把他的手、他的右手放在我的手上。仍然什么也没有,是吗?正常极了。现在把手拿走,巴克斯特牧师。我要把我的手放在上面,还是正常的,是不是?现在把这只手放在那里,把那只手放回去。看看发生什么了。瞧?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为什么不是这只手而是那只手呢?当主对我说话,赐给我两个迹象在人面前行,像神告诉摩西的,他说:“你握住人的手,右手。”藉着我的左手传到我的心脏。你看到那里发生了一件事。圣经说:“凭两三个人的口作见证,句句都要定准。”对吗?
74

呐,作为一个陌生人,你来我这里。我不认识你。圣灵在这里,我触摸你的手,说出你的病是什么,位于哪里。对吗?那是真的。除非藉着神,否则我一点也不知道那些事。对吗?那是一个见证。对吗?

第二个见证,你在我手上看到,一个身体上的反应。对吗?
我要我儿子走上前,他还没看过这个。我儿子从未看过这事发生。孩子,我要你留意看。我要把我的手放在这里。你现在看到我的手这里吗?保罗,让我握住你的手。我要把巴克斯特牧师的手放在这里。瞧?
75

现在留意,我把这位女士的手放在这里,留意发生什么。明白我的意思吗?

呐,你记得那天晚上在伊利诺斯州范达利亚,当你躺下,睡在床上时,主的天使站在我上面吗?我扔了一个枕头过去,叫醒你,说:“看。”你醒来,尖叫着向我跑来。那是神的同一位天使在这里见证,是神的同一位天使。那是比利第一次看见他。
好的,现在把手放回去。我要握住你的手一会儿。我要你看,姐妹,不是位置。瞧?看到吗?我要你留意一会儿。它们像波浪一样来到。你瞧,看到这里吗?小白点,好像白色的疣。你从会众中都能看到。留意它们。呐,它们到了这里,去了那里。看到它们出现在那里吗?留意,它们在那里消失了,又来这里了,就是这样。呐,那是什么?那是癌症的生命,它是个活跃的灵。
76

如果我能让你相信,它就会离开你。如果我无法让你相信,它就会压制你。呐,取决于你对在各各他已完成的工作的信心。你相信神差遣耶稣,他为你的医治而死吗?好的,姐妹,你的信心现在救了你。它停止了,会众们。过来这里,比利。好了,姐妹,你可以离开讲台,奉主耶稣的名痊愈了。你的信心已经使你痊愈。

让我们说:“感谢归给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呐,不是我的祷告救了她,是她的信心。呐,她站在那里;有三个见证人:第一,让我们看看,是……已经告诉了她是什么,她做了什么之类的,告诉了她超自然的事;然后第二件事发生了,圣经对她说起问题是什么,发生了什么;第三,她看见了身体上的结果;最后,当她的信心在那里时,同样的地方,同一只手,看看它,肿胀消失了,手上的干扰离开了。她乳房上那个恶性肿瘤的生命离开了她。
如果她继续相信。她现在知道。问问她,你们一些人问问她,是否有个相当凉爽的感觉扫过她的乳房,她得医治了。
77

我想我们应该敬畏地低头,感谢我们的主。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们。
全能的神,生命的作者,各样属灵恩赐的赐予者,将你的祝福降在这群人身上,增强他们的信心,使他们此刻知道,你已经眷顾他们,并将复活的基督以圣灵的形式赐给地上。今晚,愿我们像古时在以马忤斯路上的使徒一样,说:“我们的心岂不是火热的吗?”他们认出了神的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活在他们中间。今晚,我们非常清楚基督一千九百年前已经从死里复活,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住在他的教会里面,为信徒代求,这些信徒承认他的作为和基督在各各他替他们受的鞭伤。全能的神,接受我们对他的感恩,我们奉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78

好的,带这位男士过来。先生,晚上好。我的朋友,我相信神的祝福会临到你身上,今晚神必行一件事在你的病情上,使你更加相信主。当然,你戴着眼镜,任何人都知道你的眼睛不好。还有……但可能还有更严重的问题。现在你相信我所说的话是真理吗?你相信我所说关于神的话是真的吗?我所说关于基督的话是真的吗?关于圣灵所说的话是真的吗?天使降下来,神在末日赐天使下来祝福他的子民,传讲了他的道之后……那些事,信心藉着各个时代的传道人得到建立,接着想一想,神的仁爱和慈悲在末日降临,为我们做其他的事,他差遣一个说预言的恩赐,在人面前尊他为大,让人们看到他今天是一样的。他仍然活着,永远活着,并坐着,代求。

79

天使是从神面前差来的服役的灵,是从神的面前被差来的。弟兄,你明白神从未从地上取去他的灵吗?神取去他的人,却从未取去他的灵。

神取去以利亚,但以利亚的灵降在以利沙身上。几百年后,同样的灵降在施洗约翰身上,使他以同样的方式行事。经上预言了末日它又会在这里,瞧?神取去他的人,但他的灵还留着。神取去他的儿子,但他的灵留在地上,是圣灵。神差遣圣灵回到地上,住在人类中间。你意识这点吗?你知道。[原注:一个人说:“是的,我知道。我相信。”]你相信吗?[“我相信。”]
80

圣经已经说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他说,让我们看看那是不是真的。他说:“还有不多的时候,世人不再看见我。”那是世界的秩序,当时的样子跟现在一样。“他们不再看见我,”因为主的肉身已经作为流血的羔羊被献上,成了祭物,由于我们犯罪,一个无辜者成了祭物。“世人不再看见我,你们却看见我。”呐,“你们”是谁呢?信徒。“因为我要与你们同在,也要在你们里面,直到世界的末了。”

呐,那是指彼得、雅各、约翰和站在那里的人吗?今晚他们没有活着。但他们在荣耀里活着。但信徒会知道他,直到世界的末了。对吗?
81

先生,你是一个思想非常深刻的人,不是吗?是的,先生。是的,先生。你总是研究一些事情。噢,如果我这样说,你可以知道,在你明白那些事之前你已经过了很多次桥。呐,那是……那是遗传。你只是……那是你的天性。那是真的,不是吗?你今晚患病,有胃病。对不对?因为你不能吃一些东西。是得了溃疡的胃,是由已经出现很久的疾病引起的。你紧张,你的眼睛散光,事实上你紧张很久了,精神紧张。对吗?我注意到有时在你工作的时候,你坐下来,几次你都筋疲力尽了,以至于你必须坐下来休息。是真的吗?我不是在读你的心思,我的弟兄。我告诉你,因为藉着我们主耶稣说话的同一个灵已经向你揭示了在你生命里的是什么。对吗?好的,你愿意接受我作主的先知吗?我已经告诉你真理。那是藉着一个超自然物吗?你这样接受吗?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回家去,吃你想吃的任何东西;溃疡得医治了。你可以走了。神祝福你,我的弟兄。主耶稣使你痊愈。

好的,大家保持敬畏。过来,女士。现在要敬畏。今晚神要祝福你们众人。要对神有信心。
82

你好,姐妹?我看到你是个信徒。你被搅扰了一段时间,不是吗?你头脑里有使你担忧的事情。当然,你正处在一个时期,你明白我在讲什么;它使你感到非常烦躁。你知道我讲的是什么,更年期。它让你变成那样极度紧张。撒但向你说谎。他竭力让你觉得你什么都不对劲,你不会好起来,也使你认为你的时间近了,认为你有时候已经越过了界线。但那是错的。你还得了一个肿瘤,是吗?嗯。对吗?那些都是真的吗?呐,不管我说什么,这都是事实。我不认识你,是吗,女士?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们是陌生人。那是事实。但我所说的这些,只有超自然物才能揭示。对吗?你愿意相信我是主的先知吗?那么,过来这里,让我按手在你身上。

83

父啊,神的道上记着说,我们主口里出来的最后的话,他说:“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神啊,祝福这个妇人,今晚我握着她的手。

你这鬼魔,试图要压制她。但你今晚在会众面前被揭露了。你以肿瘤的形式藏在她里面。你以为你可以躲过医生。但你不能躲过神。他有办法对付你。我来代表各各他的耶稣基督,他胜过了你和你所有的同类。我今晚得了权柄,靠着神的一位天使赐给我的使命,他现在在场见证。你再也不能压制她,从她身上出来,奉耶稣基督的名。
神祝福你,我的姐妹。我不是随便对你说,现在你得医治了。你可以回家去,好了。记住,你会感到很快乐,很舒适,大约七十个小时,也许是七十二小时,七十五小时。然后你会感到有点恶心,头疼得厉害。那时不要担心,继续感谢神的医治。那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你会晕眩、头晕,难受。你甚至得去床上躺着,但不要灰心。呐,如果我告诉了你过去的事情,并告诉你将来会是什么样。如果你知道过去的事情,那是真的,对吗?将来的事情也会是真的。去吧,愿主祝福你,我的姐妹。
让我们说:“赞美主!”[原注:会众说:“赞美主!”]
84

你们是信徒吗?呐,你们没有祷告卡的,等一下,排好队,就一会儿。我变得极度虚弱。大家尽可能保持敬畏。让我们祷告一下。

主啊,似乎我的生命正渐渐离我而去。我不知道你要让我在这地上多久。但我祷告了很多年,你可以使用我。但当你在我身上完成了工作,愿我去到你那里。但我知道,我能一直留到我完成了你预定要成就的工作。
今晚,这是那些今天下午没有在这里拿祷告卡的人。他们躺在这里,有在担架上的,有在褥子上的,有坐轮椅的,有拄拐杖的,还有快死于心脏病、癌症、各种疾病的。亲爱的父啊, 我不认识他们。但是作为你的爱子在你的恩典里,我们藉着圣灵的收养成了你的儿子。
85

全能的神,我祈求你,使“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经文得以应验,让你卑微的仆人今晚能看见你所做的事,因为你让你的仆人,神的天使被差到那座立在山区的小稻草房子里……愿你今晚亲近我们,祝福你的子民,帮助我们,亲爱的神,让我们每个人看见你的祝福。你今晚已经藉着你的仆人证实你的道,愿这里的人们全心相信。那些没有卡的人坐在这里,他们不能来祷告队列。还有许多人仍然等在队列里。但是主啊,我祈求你今晚医治这些人。愿他们的信心现在提升,说:“如果神在台上,藉着我们的弟兄做工,神就与我同在这里。神不偏待人,他能在我所在的地方医治我,正如他在台上医治那些人一样。”主啊,请应允。

86

愿你的圣天使来到,他从你面前被差遣,愿他现在藉着你的仆人说话,奉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圣经说:“他注视着他们,知道他们的意念。”我希望你们都保持敬畏,现在全心相信主。
呐,你们在底下没法跟任何地方联系,除了神,我只和他接触,因为圣灵让我这样做。我只能说我所看见的和听见的,那是我能说的,没有其他。我想你们所有人,你们全心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理吗?[原注:会众说:“阿们!”]
87

经过这里的人们,你们相信什么?你们全心相信吗?如果全能的神从这台上指给我看你的处境,对你说安慰的话,你肯定会相信他。你会这样做吗?好的,要对神有信心。

我看到光在一个妇人身旁。哦,请原谅我,妇人刚得医治了,我相信。坐在那里的女士,你刚才在祷告队列里吗?你在祷告队列里吗?你是在祷告队列里得医治的吗?哦,那就是为什么光还悬挂在你的头上。我能看见这光。整个的……看上去好像……我祈求神开你们的眼睛让你们看见,好像我现在看见的一样。
88

有个女士坐在这里。不,不是,是这个男孩坐在这里。嘿,年轻人,你是不是一个……请站起来一会。有人在你后面拉动。哦,你是个……你是个传道人,或者你要成为一个传道人。不,你父亲是个传道人。对吗?我看见教堂,有个……哦,你病得很重,是吗,年轻人?你最近在医生那做了检查什么的,对吗?在一个大地方,那里有很多医生看……哦,是你的心脏。我看见心电图。对吗?是真的吗?我亲爱的弟兄,愿主耶稣祝福你,使你痊愈。要……神祝福你。要有信心。

89

这位女士坐在后面。你要失明了,是吗,姐妹?你的眼睛有问题,对不对?我看见你得了眼疾。你愿意相信耶稣基督一千九百年前就已经医治你了吗?请站起来,接受你的视力。是的,夫人,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好的。坐在你旁边的这位男士。你有哮喘,是吗,弟兄?对不对?哮喘?你相信耶稣一千九百年前医治了你吗?你接受我作他的先知吗?那么,站起来,奉主耶稣的名接受你的医治。
坐在你旁边的女士,你没有祷告卡,是吗,女士?是的。你患了妇科病,对不对?我的姐妹,主耶稣使你痊愈,医治你。要对神有信心。
90

在这边,你们有多少人相信神?等一下。保持敬畏,后面,你们在后面没有祷告卡的,举手。要有信心。现在相信。太多人了。你系着领带,坐在那里,很奇怪地看着我。你一直在祷告,是吗,先生?是的,我看见你跪在房间里。你祷告:如果你能靠近我,你就会得医治。对吗?你患了肾病,是真的吗?耶稣基督使你痊愈,我的弟兄。你站起来。

呐,那个灵去那里了,黑暗、黑影离开了那人,好像你都能看见它,观察它。它有个同情的伙伴。等一下。它降落在那里,等一下。是的,它降落在一个坐在那里、穿T恤、黑头发的男人头上,他用手捂着脸。请站起来,年轻人。你患了肾结石,对不对?现在接受耶稣作你的医治者,他一千九百年前医治你了。要对神有信心。不要疑惑。
91

你呢?坐在那里的黑人女士。你患关节炎,是吗?哦,你为什么不站起来,接受耶稣基督作你的医治者呢?扔掉你的拐杖,回家去,得痊愈吧。要对神有信心。

看这边,你们残疾的、坐轮椅和躺担架的,你们相信吗?脾脏肿大,女士,从加拿大来的时候,有个秘密一直瞒着你。你还有癌症。你相信我是神的先知吗?你想得医治吗?你相信我讲了从神而来的真理吗?那么,奉耶稣基督的名,从褥子上站起来,痊愈。
女士,你相信吗?你躺在担架上,快死了。你意识到这点吗?你快死了。但你还有癌症,不是吗?那么,奉永生神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从褥子上站起来,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接受你的医治。
你们每个人都相信吗?